62-0401 智慧对信心

1

谢谢你,内维尔弟兄。主祝福你。早上好。早上好,朋友们。很高兴回到主的家。几分钟前,人叫我去那里为一个老传道祷告。他得的有点像眩晕症。他身上找不到什么毛病,他是主的一位老圣徒。在来这里的路上,撒但也试图让我恶心呕吐,我就说:“这样我们就得互相祷告。”那是科金斯弟兄,我们在这帐棚的人都非常熟悉他。他是从北部卡罗来纳州来的。他一直病得很厉害,一站就会眩晕。但他似乎没有什么毛病,不是身体上的;所以,只是魔鬼想要试探他。魔鬼是个厉害的试探者,它也是个能干的家伙。

你们听过一个老姐妹的故事吗?她去做礼拜,对任何人都不说坏话。
“那么,你对魔鬼是怎么看的?”
她说:“哦,它是个好对手。”那就是它,它就是这样。
2

今早,很高兴这一周又来到主的家,等候主耶稣的再来。

呐,今早,我本想讲这个题目:“宝血的庇护”,但圣灵似乎改变了我讲这题目的想法。我就有了另一个教导性的题目,因为后来……昨晚,我说:“为什么主改变我讲’宝血的庇护’这类题目的想法呢?”你知道这主题是在哪里:以色列人在血的庇护下,正迈向应许之地。你瞧?我可以在别的时间再讲。
3

呐,我记得,不久前我在这里做了一个梦;在梦里我应该是在储存粮食在这个教会里,瞧?是在这梦里。多少人还记得几个礼拜前我做了这梦?我无法给你们讲解这梦;但如果不用花很长时间,你们也想听的话,我现在就告诉你们。

4

我很少梦见什么有意义的梦。通常都是迟睡觉,然后醒来,很紧张或很困;就做梦,然后又睡了,又做梦,然后又醒来。你知道,像我这种爱紧张的人,是怎么回事。我跟伍德弟兄和索斯曼弟兄在外面,主就一直让人上来……这是在亚利桑那州的图森。在每个解梦的个案中,主都完美地赐下了梦的讲解。

5

呐,你看,当有人告诉了我一个梦,我唯一能给以讲解的方式,就是我把那梦看一遍。你们这里许多人都知道,有些人告诉我一些事,但并没有告诉我梦里所有的事,当我把梦再看一遍时,我就看到了你没告诉我的事。瞧?所以你必须全看一遍,然后主就告诉你。因此,有时候很严厉;有时候很艰难,与那人的看法不同;但你必须真实,因为那是主的道。瞧?因为他们期待这个。它从未……主对我一直都很好,讲解也总是对的。

6

所以,那天晚上我去睡觉,我梦见了自己。我以为自己是……有个几年前常跟我一起打拳击的人。你们许多老一辈的人,我刚才想起了罗伊·斯洛特弟兄,他刚才就站在门边。他一直跟我们在一起,我猜想,他大概是这里教会最老的一个成员。我想,斯洛特弟兄大概是最老的一个成员。

我现在要说说他,斯洛特弟兄有许多鲜为人知的优点。没错。他是我的弟兄,我宁可现在送给他一束鲜花或小花朵,也强过他去世后送他一个大花圈。没错。他有许多优点。
对我来说,罗伊弟兄是个真正的弟兄,他和他家人住在那边,为着那个小家庭辛苦工作,养了一群很好的孩子。我认识他所有的女儿和儿子;他小儿子死的时候,我主持了葬礼。
7

我记得,有一次我们让一个人在教会做工。他是作为木匠来干一些活的。我们没有多少钱,他来是做一些室内的装修。有个人过来,本是要做工的,但他没有做。他闲坐着,说他干了半小时或多少时间,就伤了脚,然后他(刚够能起诉教会)告我们要赔一万美元。哦,我们一无所有。我们对这事一无所知,等到判决了才知道。瞧?他们告了……那人,他没有办保险,所以钱就得我们付。但我们没有钱付。

8

我永远忘不了那个晚上,我正坐在那后面,罗伊伸进口袋,掏出一个又旧(对不起,罗伊弟兄)又破的钱包,拿出几张支票来,是他省吃俭用节省下来的,说:“哦,比尔弟兄,我把这些献上。”

他姐姐,可爱的伊娃林娜(她现在可能就坐在这附近的什么地方),她说:“伯兰罕弟兄,我的老房子只值三百美元,但我们要把那房子献上。”瞧?对我来说,那才是真材实料。这记在我的书上,那是真的。
我记得,那事过后不久,我第一次出外聚会。在圣路易斯,我举办了首次的一场大型聚会。来了一封电报:“我的小女儿正处在死亡的边缘。请马上来。斯洛特弟兄。”我就走过去,装衣服,开始打包。事情就是这样,我不能拒绝他,我们就去了。我回到家,走进病房,医院里的护士们,新阿尔巴尼的天主教医院已经不管他小女儿了。就在我们走进病房的时候,主耶稣医治了她。在那里她就……瞧?就像把粮食撒在水面,终有一天它必回到你这里。[传11:1]
9

我离题了,再回到开头去。我过去常打拳击。有个人名叫史密斯(是本城的一个可怜的家伙,现在酗酒很厉害,他有个儿子在警察局里),乔治·史密斯;人们叫他“六秒史密斯”。在“金手套”杯开赛前,他来训练我打拳击。我们在这里是代表政府部门。在这方面,瞧,他是我所见过的最粗暴的人。他击中我,我就晕头转向了。恢复过来后,我说:“你用不着那么狠嘛。”瞧?我说:“你打得我差点都没气了。”

他说:“我告诉你,比尔,不管你受过多么好的训练,有多少运动经验,块头或什么多么强壮,当这么给你一击,狠狠的一击会让你血液停止流动的。”[原注:伯兰罕弟兄示范拳击。]他说:“你现在可能会恨我,但在拳击台上,你若能自己站起来,你就会感激我的。”他说:“你的身体锻炼到可以很快恢复过来。如果你被击中,你只是倒下去,然后,你躺在那里,数一下数。但如果你的身体锻炼到能承受那种重拳,那么,当你被击中……当你被重拳击中时,很快就能恢复过来,又站起来。你被打到了台下,还能再跳上来。”(打完整局后,他真的就把我打到了台下。)所以,他说:“你必须这么做。知道吗?”他差点把我给打死了。他比我重大约三、四十磅,他能够……他是个拳击手,而我只是一个学生,所以,他几乎把我给打死了。他说:“但是,你再到台上后,你会感激我的。”我发现真是那样。
10

我听说部队里的军官训练新兵非常严格。他们当时恨那个军官,但一到战场,他们却爱他,因为受了严格的训练。我也是这样竭力去训练基督徒。不要剪头发,不要涂脂抹粉,不要做这些事,要严格。当到了人生的尽头时,你们就会感激我的。瞧?要受训练,要有正确的训练。你可能……让我们与道保持一致。它可能很严格,把宗派的分歧切成碎片,但到了人生的终点,你就会感激的。瞧?因你曾站稳在圣经上。

11

所以,妻子挽着我的手,我们走到上边;乔治·史密斯(呐,我想他现在已经满头白发了,我猜他比我大七、八岁或十岁),他回到拳击台上,继续打拳。这些年轻人,肩膀宽大的小伙子,上去跟他打,根本不是他的对手。他们只是……他一下子就把他们打败了。

有个年轻人说:“我可以打败那个老人,我知道我能。”他是个高大的运动员,所以,他跳到台上;连半分钟也坚持不住。他退了回来,说:“我不知道他力量是从哪来的,但他的确是个好汉。”
12

就在那时,我在梦里看着我妻子,我说:“妻子,你知道,他给了我第一次的训练。”然后(你知道,梦是很滑稽的),我走到大海边,海面波涛汹涌。那船夫(呐,我妻子美达那时没有跟我在一起),在梦里,那船夫走过来,他拿给我一条大约两英尺半到三英尺长的独木舟,他说……船很白,白色的塑料船。他说:“这是你的船。”

“哦,”我说:“我不可能坐那船过去。”
他说:“可是,它能这样上下地每小时跑五十英里。”
我说:“它顺着岸走可能还行,但开不出去。”瞧?我说……
他说:“那么,跟他们一起去吧。”我一看,这里坐着伍德弟兄和弗雷德·索斯曼弟兄;我做梦的那个晚上,这两位弟兄跟我在一起。他们正坐在一只绿色的独木舟里,船上有很多绳索,搭营用的绳索、帐篷等等。他们坐在那儿。那人说:“跟他们一起去。”
我说:“他们根本不是船夫。”我说:“我知道的。”我说:“我是个船夫,我知道怎么划独木舟;”但我说:“他们……他们从未划过。怎么说我也不会那样跟他们去的。”
“可是,”他说:“他们爱你。”又说:“为什么你不回来这里储藏粮食呢?”
13

所以,我回去了;我们到了一个小地方(一个叫克朗代克的小地方,离有文明的地方约有四十英里,有个为牧场的工人等等而设的小店铺),看上去就像在克朗代克;后来又转变成了这个教堂。我就站在这里,正在收集一桶桶的食物,是我所见过的最漂亮的:小萝卜,看上去有三英尺长;白萝卜、青菜、土豆等。

他说:“要储藏得多多的。”瞧?
我正站在那里储藏食物,就醒来了。我无法明白,我想那只是一个梦,就继续睡。这梦使伍德弟兄和许多人感到困惑,所以,这个就是梦的讲解。就像我多次告诉你们的,我必须等候。在明白一些事之前,你必须得先看到一些特定的事情发生。
14

这就是梦的讲解:看,我们一直期待到海外去。迈纳·阿根布莱特弟兄,我一个很要好的朋友,他打算支付我和妻子去巴勒斯坦旅行的费用。我们打算进入瑞士,一路下去,到非洲,参加六月份的奋兴会。我妻子和利百加等,他们知道要经过德国、英国、法国和巴勒斯坦,肯定会很激动的。他们会在那里等候,等我在非洲的奋兴会结束后,在回来的路上就去接她们。他们都在大大地期待着这事。

你们听过我说:“若是主愿意(总是这样),若是主愿意,我有意在海外举行奋兴会。我还不是很清楚。”所以我还在等候。
但事情是这样的:这位史密斯先生,乔治·史密斯(他是我在拳击场上的第一个教练;今天这个国家任何年轻的拳击运动员都远远不是他的对手),这是指我在祷告的队列中得到的第一个训练。瞧?许多次我叫人到台上来,就有一些异象。等候着,叫这个人,有异象;叫那个人,也有异象。这样做一直都很不顺。
15

呐,当我刚开始时,我从不让哪个人……除非我发现队列中有什么事不对劲,主也亲自拦阻我,瞧?告诉我这事。接着我又继续为人祷告,瞧,结果是一百倍的好,因为我们必须……一个晚上我要为四、五百个人祷告;但这种做法,可能只有二十五个或三十个,可能还没那么多。可能十个或十五个异象后,你们就差不多要把我抬出去了。再回到那件事上,瞧?回到我第一次训练的事上。总之,事工场上没有任何东西曾经或能够与它相提并论,瞧?因为它是道。它不是某个宗派,它是道。瞧?

16

然后,你们注意这里的第二部分:后来在梦里,美达就不见了。当时,我走到海边,就是要去海外。

呐,阿根布莱特弟兄那天晚上打电话给我,很激动,他说:“伯兰罕弟兄,这将是一个长假。莎卡林弟兄心脏病发作,所以,海外的聚会就取消了。”在瑞士的聚会,他要我去那边,只给我一个晚上的聚会;只是举办那一晚的聚会,剩下的就全是假期,到全国各地去逛一逛;呐,这很不错。哦,阿根布莱特弟兄是个非常好的基督徒,是我和我家人的好朋友。
17

但你看,那只小的白色塑料独木舟,他要我坐进去的那一只,是神的道;海外没有足够的传道聚会呼召我去。我说:“呼,不是那个。只是为那个吗?不,不。”

他说:“那么,就跟他们去吧,像他们那样去吧。”
我说:“他们不是船夫,不是传道人。我是传道人。如果他们去,就完全是为了度假,船上带着扎营的绳索。”但我不愿那样做,就拒绝了。所以,这就是那梦的讲解。瞧?
后来,阿根布莱特先生几天前的晚上打电话给我,告诉我……当然,我们听说海外聚会由于莎卡林弟兄的原因已经取消了。接下来,就没有……在瑞士的聚会,我只有一个晚上。我得……美达得先告诉我她不想去,所以,那天晚上我从佛罗里达或乔治亚州给她打电话。我告诉她,我说:“阿根布莱特弟兄已经打来电话,说我们得在五月二十日动身。”
她说:“那算了,那算了。(瞧?)孩子们那时正在考试。去不成了。”瞧?必须是她自己拒绝的,因为她也在其中,那是她的假期。就是这样。凡事,甚至梦,都是有含义的。凡事在某处都是有意思的。所以,梦都是有讲解的。
18

现在,再说回来,我想这么说(这样,你们就会明白了),也是为了录音的缘故。在回家的路上,就在我去那里之前……多少人还记得?我在这里重复过了,有天早上,异象来到后,房间里有一个声音临到我,说到或告诉我有关古蛇和它将被捆绑的事,并且不要再惧怕什么了。他说:“不要怕,我不是已经证明了,无论你往哪里,我都与你同在吗?我不是已经证明了在你打猎的途中与你同在吗?”你们记得吗?我说到,在我出发,做那些事之前,我会打到什么猎物。“我岂不证明已经与你同在吗?”然后,一个很甜美的声音临到,说:“无论你往哪里去,耶稣基督永不废去的同在都必永远随着你。”从这点我知道了,我们正在前进,接近某件事;我不知道那是什么,我说不出来。

19

那天晚上或那天,我回到家,或是在回家之前,我进入一个异象中;我看见几个瘦小的人,看上去像年轻人或什么,都戴着帽子。我们正站着打猎。我射中了一只大家伙,是一只大棕熊。然后,他们转过身对我说:“但是说到聚会,还是有些混乱。”

我说:“不管有什么样的混乱,如果我应该去,无论在哪里,我都会去。(瞧?)那没有关系。”异象就没了。我不知道那是在哪里,但这点录在磁带上了。这事肯定会发生。瞧?请记住,它肯定会发生,它是一个异象。
20

呐,下个星期天我会在田纳西州,若主愿意,下个星期六晚上和星期天我会同利特菲尔德弟兄在一起,哦,会在田纳西州克里夫兰的神之会的总部;在利特菲尔德弟兄的教堂(就是两、三年前我为他举行献堂的那个教堂),下个星期六晚上和星期天早上在田纳西州的克里夫兰。只是星期天早上的聚会,只有星期天。那给我多一些时间,我家人和我要一起去,然后再回来。我答应过他要去,再次在他的教会里讲道。那是下个星期天。

然后再下个星期天,阿根布莱特弟兄要跟罗弟兄来这里,罗弟兄是华盛顿的外交官,曾在三、四任总统手下做事。那个星期天他们会带着一张新照片到这里来。如果能来,希望大家到时候都来这里。我自己也会过来。
21

再下个星期天是复活节。我们期待复活节在这里将有一堂大聚会。若主愿意,我想复活节的星期天能在这里。我们有迎接日出的聚会;通常也有洗礼。凡想奉主耶稣的名受洗的,请星期天都到这里来。刚才我估计过或说过了,由于我们不够座位,我们可能会租用少年俱乐部(能坐七、八百人,就在这上面,在这附近,在这边街角的一个新俱乐部),然后回来这里举行洗礼的事奉,再回去那里;这样,复活节早上大家就都有舒适的座位了。这个礼拜我们尽量去看一下,定下来。

22

然后,接下来的聚会开始于……我二十几号离开这里,这个月的二十五或二十六号;七号,或六、七、八、九、十号,我要去很远的维多利亚岛,去到很远的印第安人中间,你得坐船才能去到他们那里。

我的一位可爱的宣教士朋友,弟兄,去年秋天我跟他一起去打猎;他和妻子都有个可爱的家。他的手臂等等到处都是伤痕。瞧,就是这种东西,是被跳蚤、臭虫等东西咬的,(瞧?)他们就住在那里,他们必须跟那些印第安人一样的生活。他带着一些印第安人去参加聚会,那酋长(他们都是天主教徒,几乎都是),圣灵降在那里,挑出了那位酋长和跟他在一起的所有人,就在聚会中医治了他们每个人。他们就坐船出去,火几乎要烧遍了沿岸的那一带。他们本是沿岸一带的商业渔民。埃迪弟兄打来电话,我有一点感动要去,瞧?要到那里去。然后,我们离开那里,有一天的路程,在圣约翰堡呆两、三个晚上。那里位于阿拉斯加公路的上边,在那里呆二个晚上。
23

然后回家;我想,是在六月七号、八号、九号和十号。呐,这地方你们大家都可以去,这些聚会将在南松市举行。你们认得那位弟兄,不久前他在这里写了一篇非常好的文章。顺便说一下,他又多送了我一些杂志。我本该把它们带来。若主愿意,下星期天我把它们带来。地点是在南松市,从这里开车大约要六到八个小时,在北卡罗来纳州的南松市;或者是在南卡罗来纳州?是北卡罗来纳州。没错。

然后,到时你们就在十号离开那里,十一号和十二号跟贝格斯比弟兄到南卡罗来纳州的哥伦比亚。
24

这人是长老会信徒,他写了这篇文章。对我来说,这文章比我写自己的任何文章都更能打动我。他是个长老会信徒,神学博士,他去了芝加哥,写了那篇文章。我现在忘记了它叫什么题目。文章写得很好;我在什么地方的杂志上看到它。内容是一个长老会信徒遇见了五旬节,或有点像“五旬节派的先知遇见长老会的什么人”。我会跟他在一起。

昨晚,我们打电话给罗伊·博德斯弟兄,他已经在西海岸;那里有些人已经得到了三十五到四十个教会的合作,在加州的塞达利亚举行聚会。然后在格拉斯城,哦不,是格拉斯山谷,再从那里继续到俄勒岗州,再北上华盛顿州。
25

然后,阿根布莱特弟兄会来,现在我们计划七月份的最后一个星期在阿拉斯加州的安克雷奇,在那里为基督徒商人团契组织一个分会,接下去,希望在条件恶劣而艰苦的阿拉斯加州举行大约六到八天的复兴会。你们知道那里的状况,只有一些勘探者和矿工;一盘火腿鸡蛋就要三块五。那地方真是很艰苦,但他们也需要福音。

呐,我想做的就是这些事:我在这里教导,把这些食物储藏起来,安排妥当。现在我就想做。我没有明确的带领要去什么地方,但我要把种子撒在什么地方,没错。开始……
26

我妻子(她就在这里的某处),前几天,她收到伊利诺斯州一位女士的来信。这封信深深地打动了我的心。这位女士说:“伯兰罕姐妹,毫无疑问有许多次,一直以来,从你结婚以后,你一定受了不少苦,伯兰罕弟兄出门在外,又有那些孩子。”她说:“当然,孩子们喊着要爸爸,等等。我知道你需要什么,因为我自己也有一个可爱的丈夫。”她说:“不过,我要告诉你我的状况。”她说:“最近四年来,我做了四次大手术。”她说:“我一天要服用十五到十六次的镇定药。”她又说:“我一个礼拜要打三次不同的雷克朗注射剂等等。我吃了一大堆的安眠药,还有最新发明的一些镇定神经的药,还有打针等。晚上我吃了两倍的安眠药,甚至也无法入睡。”她又说:“我的医生告诉我,在我没有恢复之前,让我上精神病院去。在那里他们可能有希望挽救我的大脑。在医学领域中,没有东西能对我起作用。”她又说:“我都想到了自杀,打算留下我可爱的丈夫和小女儿不管了。”她说:“我们住在堪萨斯州。我爱那地方,因为我们看到谷物成熟了,就想到了收成。”

27

我想她是个卫理公会信徒。她说,在那里,后来,去到了伊利诺斯州布卢明顿的卫理公会学院,十一个月前,他们拿到了一张报纸,说我会到那里去。你们许多人还记得布卢明顿的聚会;你们到过那里。

她说:“我丈夫带着我和几个朋友就出发了。主知道我连一天也不能再忍受了。”(她病得太厉害了。)她说:“我是第一个人;你儿子比利·保罗给了我一张卡片。那天晚上你丈夫叫号,我是队列中第一个接受祷告的。我一到了台上,他就说出我的生活,告诉我以前做过的事,所有这一切的事等,说:’主如此说,一切都过去了。’从那一刻起,我就再没有痛过。当时我体重是七十几磅,现在我有一百六十多磅。”她又说:“伯兰罕姐妹,当你孤单时,我知道你有什么感觉;要跟世人一起分享你的丈夫等等这些事。但请记住,今天,堪萨斯州的一个小家庭主妇自由了,因为他愿意体贴主。”
我给比利看,我说:“比利,请你把这封信送到那所卫理公会学院去。”
他手伸过去,拿起一叠信,说:“随便读一封吧。”
我说:“我知道,我知道,我知道它们很好,但有这一封就够了。就这一封,说到点子上了。”
28

你们有听过吗?“污秽了!污秽了!”邪灵把他赶到外面。(瞧?正好从他心里出来,进入了坟茔。)耶稣来的时候,他叫被掳的得释放;耶稣就是道。所以接受道,它就会叫被掳的得释放。我在这里一直讲,用掉了我的时间,用掉了你们的时间,有太多要说的了。让我们低下头。

29

主啊,作为必死的人,我们知道没有足够多的时间来交谈。当我望着这一小群内心饥渴的天路客时,他们来自田野,来自农场,有些来自市政工程的工作岗位,有些人开车穿过了山区、旷野、田野、沼泽,聚在这里,还得站着听;但他们都是天路客。他们不属这个世界;他们在地上只是作为见证,好像灯放在山上,在他们所住的社区里发光。然而,当他们聚到一起,重新献上自己,就用道来装备,他们要站着,脚都抽筋了,有年老有年轻的。

主啊,他们爱你;所以,他们来到这里。谁都知道,一个人来这里,开了许多英里的车,靠在墙边站着,腿都抽了筋,不是来给人看的。
30

主啊,这一帮人,我们都是穷人。我们来,没有穿华丽的衣服;我们来这里,是要敬拜你。我们心里有一个目的,有一个目标,有一个动机;主啊,那就是你。神啊,我祈求你丰丰富富地赏赐给他们。愿今天从这些门经过的人,没有一个不得到永生的。当我们到达路的终点,旅途的劳苦就算不得什么了。

如果他们病了,主啊,求你医治他们。呐,主啊,我们刚才谈到了其他的聚会,还不完全知道我要不要去,若是你的旨意,我就去撒种。若是种子落在好土里,就会长出来;主啊,我祈求你带领种子落到好土里。
31

今早,这里的台上或应该说是讲台上,放着手巾,几包布;这表明有人病了或是有需要。天上的神啊,你叫基督从死里复活,在末日以圣灵的样式把他赐给了我们;愿那位无所不在的俯瞰下来,他无所不知,知道万事,无所不能,拥有一切的能力;愿他看顾这几包布,当它们碰到有病的和有痛苦的人时,愿圣灵激活那祷告,达到神的耳中,愿他们立刻得医治。

主啊,想到那个可怜的女人,刚才我提到了她的见证:今天,她在堪萨斯州那里,快乐,没有疼痛;没有一个医生能找出她还有什么毛病,不再有疼痛;不再用镇定药;不再用安眠药,睡得香甜;一切都很好。哦,主啊,当你来的时候,一切就都没问题了。我们为此而感谢你。
父啊,当我们翻开这道,求你祝福你的道;愿它不徒然返回,却要成就所定下和所指向的事。[赛55:11]我们奉耶稣的名求。阿们!
32

呐,你们大家能听清楚吗?在后面的,清楚吗?哪个最好?我是这样讲好,还是那样讲好?这边的?这边的这个更好?你们后面的听得更清楚吗?好的。那么,我就把这个给拉近一点。

上几个星期天,一周前,我讲得有点迟了。那次聚会讲得相当长。我不喜欢那样做。呐,偶尔会有(我是一点问题也没有),要是有人坐着,看到那些人站着,想跟他们换换位置,让他们歇一歇,那这是一个基督徒的好行为。呐,也许到了复活节,我们会有另一个地方来举办大的聚会。
33

呐,今早我们要翻到……你们所有的战士现在拿起剑来,我们就要向仇敌宣战。你知道,过去我们常唱一首短歌。

基督徒战士,战斗正打响, 面对面严阵以待,(你们听过这首歌。) 铠甲闪亮,旌旗飘扬, 对与错今日要交战!(瞧?没错。) 战斗正打响,不要疲倦; 要刚强,靠主大能站稳, 若有神帮助,旌旗在飘扬, 最后必唱得胜凯歌!(没错。)
34

现在,我们要翻到,首先来读一下经文,是在《约翰福音》10章,前面的5节。

1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们:人进羊圈,不从门进去,倒从别处爬进去,那人就是贼,就是强盗。2从门进去的,才是羊的牧人。3看门的就给他开门,羊也听他的声音。他按着名叫自己的羊,把羊领出来。4既放出自己的羊来,就在前头走,羊也跟着他,因为认得他的声音。5羊不跟着生人,因为不认得他的声音,必要逃跑。
35

呐,今早我要来教导一下,所挑选的题目是:“智慧对信心;智慧对信心。”只有两种源泉,或者说,我们必须靠这两种源泉来生活。你们知道这点吗?

呐,我这里记下了许多经文,我要你们……讲的时候,我们可能要参考它们。我会尽快地结束聚会,但不想要……只是把它们摆出来,那么,你们就可以从那里记下来。瞧?
只有两种源泉;我们可以从中吸取生命。其中一个是智慧,另一个是信心。如果我们思想一下:智慧会产生什么,信心又会产生什么。讲到这两种源泉,今早我们要回去把它们挑出来,作为主日学的课程,从圣经中把它们找出来;靠着主的帮助,指出它们是什么;它们将要做什么,以及它们已经做了什么。
36

呐,信心与智慧。呐,我们注意到,一开始,在《创世记》第1章,我们发现信心被引入了,智慧也被引入了。今天,这两种源泉仍然被引入到人类中。我们知道,神是信心的作者,要相信,要人相信并倚靠他的道;而撒但是智慧的作者,试图使人接受它的智慧,把他们拉开,远离对神话语的信心。就是这两种源泉。

37

我们发现,非常奇怪,《创世记》这种子篇,是如此开始的。我们也看到,我们今天所拥有的一切最初都是从《创世记》开始的,因为“创世记”这个词的意思就是“开始”。如果我们看到这些事今天是这个样子,那么,它们在某处就必定有一个开始。凡事你都必须追溯到它的开始。

38

这里给你们讲个小小的想法:凡是有开始的东西都有结束;但没有开始的东西就没有结束,只有这样的东西是永恒的。因此,我想问个问题:我们怎么才能把神“永恒的子职”这说法解释得通呢?如果他是子,他就有一个开始。如果他是“永恒的子”,那么,他怎么可能是子却又是永恒的呢?因为子是从某东西来的产物。但如果他是……他不可能是“永恒的子”。没有神“永恒的子”这种东西。因为如果他从未有个开始,那么他不可能是别的,绝对是永恒的。但如果他是子,他就有一个开始;所以他不可能是“永恒的子”。那是永恒的神彰显在子里面(明白吗?)是永恒的神;因为只有神是永恒的。

39

我们能永远活着的唯一方式是由于我们有永生。这个身体死了,每个部分都死了;但那永恒的部分是神,是不能死的。呐,这道,圣经,是永恒的,因为它是以话语的形式出现的神。在神里面的,在他思想里面的,在说出的道出现以前,就是神。你们明白吗?那就是神;因此,我们这些被预定的人(我跟你们一道说:“我们相信”),已经被预定的,这些事永恒地与神同在。所以,如果你是神重生的孩子,有圣灵在你里面,在它成为一个话之前,你就是神说出的道的彰显。在成为一个话之前,它必定是一个思想。一个“话”就是一个“说出来的思想”。这些思想已经在神里面,所以,我们也在神里面,也在永恒里了。藉着道我们被说出来,就存在了。哦,多么……藉着什么道呢?这个道,神的道。

40

呐,神是信心的作者;撒但是智慧的作者。因为神赐他的道给他的第一批孩子,告诉他们,他们必须相信。如果他们没有相信,就会导致死亡的隔绝与刑罚。撒但走过来,试图向夏娃提供智慧:“你会有智慧的,能像神一样知道善恶。”

呐,瞧?从一开始,你很快就看到智慧来自魔鬼。很奇怪,是吗?但却是事实。智慧来自魔鬼;它是智慧的作者。
呐,当然,魔鬼所拥有的任何东西都是对原物的歪曲。罪是义的歪曲;奸淫是合法行为的歪曲;谎言是真理的歪曲。
41

所以,论到智慧,在开始讲之前,我要你们对它有个清楚的认识。有一个神的智慧,神的智慧是持守他的道。然而撒但是用它的智慧试图扭曲道;所以,我要讲的就是它这种智慧。

有一定量的信心伴随着撒但。你要接受撒但,就必须相信撒但。所以,就有一个歪曲的信心用在歪曲的事上。凡是试图扭曲神话语的东西,使它说它没有说的事,就是错谬的灵,瞧?所得到的智慧是反对神的智慧。所以,我们把这点说成是智慧,而不说成是撒但的信心。
有很多如此相信的人,他们都是很真诚的,他们全心地相信自己是对的。瞧?你必须得小心,因为事情总是有两方面的。但他们是……唯一能确定它的方法就是回到原本的道上。凡事都要建立在道的根基上。
42

呐,我们发现有两派或两种源泉:一个是智慧,另一个是信心。从伊甸园被造以来,它们就一直是对立的。

呐,双方都有孩子。呐,我们要谈论的是什么智慧呢?就是一种不同意全部的道都是真理的智慧。这种智慧删减了真理,表达出自己就是更高等的知识,更有智慧。如果那种智慧来自撒但,它的儿女就得靠那种智慧生活。如果神的信心藉着神而来(而神就是道),神的儿女就得靠信心生活。圣经说义人因智慧得生吗?[原注:会众说:“不!”]因信心!“义人必因信心得生,”不是他能学到什么,而是他能信什么。是的。
43

呐,我们知道;让我们先来讲智慧。智慧要用推理。信心不用推理,但智慧要用推理。让我们现在翻开圣经,翻到《创世记》,《创世记》第3章,教导一下这点。呐,今早,我们想要怎么做呢?要听从主所说的:“储存食物。”有朝一日你们会需要它的。“储存食物。”呐,《创世记》3:1。现在让我们读。看看智慧是怎样运用推理的。

1耶和华神所造的,惟有蛇比田野一切的活物更狡猾。蛇对女人说:“神岂是真说(也相信,也在引述道)不许你们吃园中所有树上的果子吗?”
2女人对蛇说:“园中树上的果子,我们可以吃;
3惟有园当中那棵树上的果子,神曾说:’你们不可吃(在引述道),也不可摸,免得你们死。’“
呐,信心持守这个。瞧?现在,注意!
4蛇对女人说:“你们不一定死;”
44

一个推理,在用推理。“神太好了;神太有怜悯了;他太爱你了。”你们听到今天同一个老魔鬼也是这样说。“神太好了,不会做这事的。神不会做这事的。神不会惩罚的。”他绝对会按他的道所说的去做。明白吗?

“你们不一定死。”瞧?它试图要做什么呢?要夏娃跟它去推理。在你推理神的道的那一刻,你就失去了信心。看到吗?不要有似是而非,或可能如此;要持守住道。瞧?夏娃起步时是对的,但她听从了撒但的推理。
45

今天,有太多的人拥有正确的知识,知道这道应该就是神的道,它也是神的道,但他们却任凭某个神学生用推理把它们推掉,就远离了圣灵,远离了神的事。对各种推理,我们应该弃绝它们。现在,看第4节。我要告诉你们,为什么撒但那么说。我先读第4节,再读5节。

4蛇对女人说:“你们不一定死;
5因为神知道,你们吃的日子眼睛就明亮了,你们便如神能知道善恶。“
46

瞧?撒但给了夏娃一个推理。“你不想与神同等吗?”换句话说,“你果真要与神和好,就接受我的建议吧。听我的。神不是那个意思。他只是不……”

当你听到这样的话,就要远离它。没错。那是古蛇发出的嘶嘶声;它听起来有道理,但一点也不要推理;只相信神所说的话。
6于是,女人见那棵树的果子好作食物(看到它是什么吗?它的推理使夏娃知道了那是对的。真是这样),也悦人的眼目,且是可喜爱的,能使人有(信心吗?能使人有知识),能使人有智慧(看到它是什么吗?撒但送来了知识,与神的道相违背的知识,使人有智慧的知识),就摘下果子来吃了;又给她丈夫,她丈夫也吃了。
7他们二人的眼睛就明亮了,才知道自己是赤身露体,便拿无花果树的叶子,为自己编作裙子。
47

呐,它开始做什么?推理。瞧?信心不用推理;你根本不用推理;你只相信。当你接受代祷了,接受神的道作医治,就不要用感觉去推理。不要用任何东西去推理。它用不着推理;神这么说了,就没问题了。

哦,我多想在这里停一会儿,停在这点上,从这里拿出一些主题来讲。但做不到,我得传讲记在这里的四、五十个主题。
48

但是推理……当主赐下一个异象的时候……我来告诉你们我自己那种婴孩般的作法。主赐下一个异象,说某事将要发生。那我就不在乎它看起来有多不切实际。记住,撒但会尽一切所能让它看起来是错误的。它试图推理说:“你不能那么做。”

比如说,我刚才提到的关于去打猎的事。呐,这点有些不合常规,就发生在我母亲去世前。主知道我不能持守与那些弟兄去打猎的约定,就赐下一个异象,打发我一路去到了英属哥伦比亚。我们到达那里时,向导说:“我在这里生活了一辈子,从未见过一头毛尖银灰色的灰熊。另外,我们要骑马,长驱直入牧羊的地带。那里没有银灰色的灰熊,没有。你不会在那里找到的。”瞧?试图……试图用推理说这不可能。
撒但对我说:“那会有……你……你把异象给误解了。”
“但我没有误解。那是主如此说!”
49

当驯鹿出现时,我们打到了它(就是在异象里的,你们大家都知道),然后他说,向导对我说(一个很不错的弟兄,几个星期内我要跟他在一起,一位基督徒青年),他说:“伯兰罕弟兄,我兄弟得了癫痫症,那天你骑在马上,告诉我要去做某件事,我兄弟的癫痫症就会止住。”他说:“当我做了圣灵要你告诉我去做的事后,从那天起他就再也没有发作过了。”他说:“现在,我们在这座山顶上,从这里下去三英里,甚至连四英寸高的灌木都没有,只有驯鹿苔藓和一些蓝莓,它们只有二到三英寸高。”他说:“从驯鹿苔藓和蓝莓,一直到林木上边的界线,我们的马就拴在那界线上。呐,按你告诉我的,在我们到这里之前,从这里到那个穿格子衬衫的男孩所站的地方之间,你会打死一只九英尺,银灰色毛的灰熊。”

我说:“那是主如此说。”
瞧?那是什么?撒但想要让我不信那异象。
50

我们开始下山;越来越近了,他一直在说:“伯兰罕弟兄,我们现在离那边只有大概一英里了。”

我说:“你怀疑吗,巴德?”
“绝不怀疑。”
我们到了半英里的范围内,他说:“现在只剩半英里了。”
我说:“没错。”
他说:“想一想,只有半英里了。”丢掉推理。他说:“看,我们前面的东西全都可以看见了;那里什么也没有。”
但我说:“赐给我那道的神能够创造一只熊在那里。不要推理,只要相信!不要去管什么推理;那跟它没有一点关系。只要相信神说的;就是这样。”
我正站在那里,举目观看四周的山,只看到黄色的驯鹿苔藓,太阳正在下山,山很美丽;在我以上都是山,你可以看到三英里远的任何一个小点。当我转过头看,在我前方两英里或一英里半,或两英里处,站着一只九英尺的银灰色毛的灰熊。它怎么到那里的,我不知道;但它就在那里。瞧?不要推理;要相信。不管环境如何,不要去管什么环境,要相信!
51

呐,如果神说:“你吃的日子必定死。”

撒但说:“让我告诉你一些事。(瞧?)呐,那是……哦,是的!我们说神是真的,肯定的;没错。我们相信那道。哦。”撒但说:“我相信那是真的,肯定的。但听着,让我告诉你,他其实并不是那个意思。”
他是那个意思。他说什么,就是什么意思。
撒但说:“呐,你看,我告诉你为什么他那样做。他其实……你看,你真的还不聪明,你没有什么智慧。(瞧?)你只是像一只被人引导的绵羊。你不能自己做主。”神正是要你那样的!“你从未……你还没有拿到哲学博士。你……你……你受教育还不够。(瞧?)但我有智慧,我来向你证明。呐,你看,你不知道什么是对是错。你知道有这么一回事,但你不知道它是什么。让我给你看是怎么做的。”这些就是它要告诉那女人的东西。这些就是它想干的事。“让我给你看是怎么做的。”
夏娃说:“可是我们会死。”
它说:“神不一定会那样做。但他知道你也会有智慧。”瞧?放进它的智慧,反对神的道。这就是我在谈论的智慧。瞧?智慧反对信心,智慧对信心。这是第一场战斗,神的道又稳固又真实。当他们吃了禁果,就死了,从此以后就死了。瞧?在那里,毫无疑问,在那里证实了。现在,我们再来讲一会儿。
52

呐,我记下了《创世记》3:1-17,哦,不,是1-7,呐,在这里,智慧用上了推理。现在多少人相信这点,请说:“阿们!”[原注:会众说:“阿们!”]看到吗?

呐,你说,医生说:“可是,我告诉你……”
现在,让我们以刚才见证过的那个小妇人为例。医生说他什么也做不了。“你完了;没有一点希望了。去精神病院吧,带她去那里。”
她说:“在我去那种单人病房之前,我会自杀的。”
后来怎么啦?神出现了。藉着在堪萨斯州报纸某处的广告,她从远方的伊利诺斯州布卢明顿听到了;“信心是从听道来的。”[罗10:17]瞧?所以,她丈夫就带她一起去(他们真是甜蜜的一对,彼此相爱)。想想!四年做过四次大手术,每天服用十五或十六次的镇定剂,那足以把人给杀死的。瞧?所有那些注射,每个星期两、三次。我知道其中一种是雷克朗注射,我忘记了另一种是什么。都是用在治疗精神病的。她接受了这些注射,另外,还有两片安眠药,吃了还是不能入睡。可怜!整天整夜的生病,年复一年,无能为力。但信心是从听道来的。明白吗?
53

呐,当她到了那里,神把她第一个放在台上。瞧?为什么是那样呢?当我走向她,我说:“你好,姐妹。”“你好。”(她从来没有听过这种事,对此一无所知。)我说:“你是某某太太,来自堪萨斯州。”

呐,这很快就让她开始思想,“等一等。我刚才听他说,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今晚,我们在圣经里证明了基督应许末日要在教会里显现;还有他们在所多玛所做的事等,正如他所传讲的(那是我的开场白讲道),现在,我看到它就在这里发生了。”瞧?
54

是的!“呐,你去看过好几个医生;你动过四次手术。”

“这信息他是从哪儿得来的?那是从哪儿来的?那个秃顶的小个子不知道那事。那是从哪儿来的?”
“在你来这里的路上,有这么一件事……”
“我说,(瞧?)呐,这正是刚才他一直在讲的内容。那是道。”
但你知道,撒但说:“你知道,你接受那个,你的牧师……”那跟这没有一点关系。瞧?丢掉推理。瞧?“但你的医生说,你必须去精神病院。”丢掉推理。
“我正在等候,看神对此会怎么说。”瞧?
然后,神……当时,我不知道要说什么。然后,圣灵介入了,把这事宣告了出来。她相信。她从不推理。“年复一年,神经崩溃,精神失常,手术等等,所有这些事;瞧,我能在一秒钟内得到医治,真是难以想象。”但她不去在意推理,单单相信。信心成就了这事,她那一刻就得了医治。如果你想写信给她,那么,比利可以给你她的地址。好的。
55

呐,智慧会用推理。但信心根本不用推理;信心不做别的,只持守道。它持守一个应许。

现在,让我们读一点经文。让我们翻到《罗马书》4章,读一点经文(等到时间实在很紧张的时候,我们就只读这些经文),《罗马书》4章,因为我实在喜欢读这道。读这道是很好的。《罗马书》4章,让我们从17节读起。
56

听着,保罗是在写亚伯拉罕的生平。你知道,没有一处说到亚伯拉罕下到基拉耳,[创20:1]你知道在事迹中没有这点;只有“亚伯拉罕信神”。保罗这位大使徒,在17节写下了亚伯拉罕的事迹。

17如经上所记……(我喜欢这点,保罗持守住道)如经上所记:“我已经立你作多国的父。”
“我已经……”亚伯拉罕七十五岁,从他俩年轻时,他就与妻子生活在一起;他妻子是他的半个妹妹。没有孩子,他不能生育,她也不能生产。但神遇见了他,说:“我已经(过去式,当然,是在创世之前)-已经立你作多国的父。”不是多子的父,而是多国的父,想想这点。
17亚伯拉罕所信的,是那叫死人复活、使无变为有的神,他在主面前作我们世人的父。
57

决不要推理。听着:“使无变为有的。”

18他在无可指望的时候(哦,一点指望也没有!如果他用推理,会怎么样呢?一点指望也没有!)……他在无可指望的时候,因信仍有指望,就得以作多国的父,正如先前所说:“你的后裔将要如此。”
不管人说什么别的话,神这么说了,问题就解决了。哦,要是夏娃能持守那道就好了,瞧?但她停下来推理,要得到一些智慧。亚伯拉罕不要任何智慧,他只要这道:“神这么说,事就成了。”你知道,这点我传讲过许多次了:去买了各种尿布、毛线针等东西,为孩子做准备,撒拉也缝了毛线鞋;一年一年过去了,“赞美神,无论如何,我们都会有孩子。”没错。
“哦,她已经……”医生说:“哦,她不会有孩子,你也不会有。”
“哼!别给我说这个,无论如何我们也会有孩子的。”这就是了。
58

无可指望,因信仍有指望。指望都没有了,他仍然相信。对他来说,当指望都灭没了;对一切的科学研究和智慧的源头来说,所有指望都灭没了,指望全没了,但他仍然相信。那是什么?当指望没了,它里面仍有信,因信仍有指望。好,我想在这点上逗留一会儿。当没有任何指望了,却因信仍有指望。他因信仍有指望,瞧?因为他说:“神告诉我,’你的后裔将要如此。’”

现在看19节[以下是按照英文钦定本的顺序直译]。
19他的(什么)不软弱?(智慧?知识?他的学位?不,不,不!)……他的信心还是不软弱(哦,就是这里!)……虽然想到自己的身体如同已死(指望没有了,他的身体死了。听下面)……他将近百岁的时候,撒拉的生育已经断绝(指望没有了,他的身体死了,撒拉的生育也断绝了。他怎么做呢?下一节)
20他不动摇……(哦!)……他总没有因不信(也就是智慧),心里起疑惑;反倒因信,心里得坚固,将荣耀归给神。(哦,是什么?)
21且满心相信神所应许的必能做成。
59

唔!不管怎么,都不要对它进行推理;只要接受这道,持守住它。呐,如果这是神的道(你们信吗?),那么,为什么还怀疑任何一个字和任何应许呢?你怎能说这是一部分,这没有用,这是那个,把你想要的挑出来呢?你不能那样做。它要么都好,要么都不好。没错!所以,你一看到它是真理,就持守住它。不要松开,不管环境如何,人们怎么试图推理,说:“哦,你不能。”不要推理,决不要那样做。持守住它,神已经应许了。

60

如果我现在要为基督站稳立场,他也赐给我圣灵,他的灵见证他的生命在我里面,那么当我面对死亡时,撒但试图说:“呐,你看,你不曾属于任何组织。”要持守住道!“你没有做这事,没有做那事。”不管那是什么,撒但对它都推理不了,它是神的道。要持守住道。明白吗?要丢掉所有的推理。瞧?你不要有任何的推理,只要持守住道。瞧?

61

呐,信心单单相信神的道。瞧?这是神要人去做的。呐,现在你们有了一个背景。这的确是神要人类去做的:相信他说的每一句话。夏娃相信了几乎所有的话,除了一点点。她接受了,“哦,如果我能充满智慧,也许……也许就是那样的。也许就应该是这样的。”瞧?然后,就在这里她没有持守住;就在这里她开始沉沦了。就从那里开始,整个人类就下入了坟墓,因为她怀疑了一个字。

62

他们有些人说:“哦,我相信这是真的。我相信那是真的。我相信神能救人,但我不相信他能医治。肯定的,我相信圣灵在五旬节那天降下,但没有一处说圣灵在五旬节之后还降下来。”

哦,弟兄,他们就是这样说的。他们自称是基督的教会。瞧?有敬虔的外貌,却否认神的道。嗯,嗯。就是这样。瞧?必须相信,不要推理,要相信。不要试图得到智慧,只要相信道。
智慧试图用推理,要提供更好的办法。呐,这正是撒但告诉夏娃的。“呐,你不会死的。你不一定死,因为神是一位良善的神。”
63

他是一位良善的神,我能确信他是一位良善的神的唯一方式,就是他必持守他的道。我若不真实,你还怎么能指望我真实呢?如果我告诉你这件事,却去做那件事,我的话就很不可靠。瞧?唯一使他成为一位良善的神的,就是因为他说出了道,而我们也靠那道活着。“人活着不是单靠食物,乃是靠神口里所出的一切话。”[太4:4]所以,神必须持守那道;就是这点使他成为良善的神。

64

呐,如果他说:“哎,这个我就不追究了。我就让他们这么做吧。哦,那也没关系。哦,我……我……就牵就他们点吧。”这样,他就成了什么都可以的人了,瞧?就不是神了;只不过是个普通人罢了。瞧?但为了成为良善的神,他必须持守他的道。那样就把每个孩子放在……如果他让这人犯奸淫,让那人喝一点酒,让另一个人撒一点谎,又让这个人偷一点东西,让那个人做这事,然后,却要我规规矩矩进去吗?他有一条路,凡进去的,都是从那门进去。“门是窄的,路是小的。污秽的人不得进去。”[太7:14]

65

在《启示录》,他说:“城外有那些行邪术的、淫乱的和犬类等。遵行他一切命令的人有福了!可得权柄到生命树那里。”[启22:14-15]没错。有一条路,那就是神。不要推理出别的路来。

瞧,罗马教会说:“我们就是教会。圣经根本不值得……瞧,瞧,你不能……”
希恩主教说:“想要靠圣经生活的,就像走过泥水潭一样。”
66

瞧?你要怎么去做呢?瞧?若他是对的,那么圣经就错了。若圣经是对的,他就错了。呐,你要怎么说呢?如果神的道是对的,要么是希恩主教,要么是圣经;不但是希恩主教,还有某某牧师、某某博士、某某某。我不愿叫出那人的名字,除非他在电台上说了。他在电台上说了,所以我想,我可以说出他的名。某某博士,某某某说:“这样或那样。”呐,你要相信谁,是神还是他们?

67

“哦,”你说:“它真的不是这样的意思。”经上怎么写的,就是怎么个意思;因为那是魔鬼的第一个谎言。

它对夏娃说:“它真的不是那个意思。肯定的,神太好了,不会那样做。你不会死。”
但他们死了!他们每次都会死。必须符合道。
智慧想要找一个更好的方法:时髦的方法、流行的方法、更容易的方法,发现自己置身于……
68

呐,你拿个人作例子,可能神要恩待他。呐,他想,他要到台上来;他要让妻子走到队列中;他要放弃那些扑克牌的聚会;他要放弃跳舞;他妻子要让头发长起来,要停止化妆;他要停止抽烟、喝酒;他要离开所在的那个大社交圈,来到祭坛前谦卑自己。他必须站稳,被人称为狂热分子、圣滚轮、别西卜,叫任何的恶名。“哦,我会很虔诚的,但我要下去这里,加入下面的这个教会,你们太狭隘了。”就是这样(瞧?),用了推理,推理。呐,等会儿我们要讲讲这方面的一个大要点。瞧?那么,你怎么知道哪个是对哪个是错呢?瞧?

69

呐,知识想要做的就是使道说一些东西;知识、智慧,试图用推理;智慧想要找一条更好的路。除了神的路,没有别的路!

智慧想要指出来,说:“哦,瞧,现在你知道,这个时代我们无法做那事。”不管怎样我们都必须去做!瞧?试图要找一条更容易的路。试图使圣经说它没有说过的话。
70

呐,你说:“哦,伯兰罕弟兄,呐,你是……”请等一下!我们要再回到种子里。魔鬼藉着智慧想要做什么呢?使神的道说它没有说过的话。没错。它试图使神的道说它没有说过的话。所以,它今天也是这样出现的。

当他们试图使神的道说它没有说的话时,哦,他们说:“瞧,我告诉你,伯兰罕弟兄,你没有得到正确的讲解。”圣经说,预言是不可随私意解说的。[彼后1:20]为什么?为什么它不可随私意解说呢?为什么?主的道临到先知;它是由先知讲解的。它不可随私意解说。众先知已经向你们讲解了道。就是这样,写在那里了。那就是它本该有的方式。
71

神必须有个基本的东西,叫所有人都照着它受审判。如果是藉着一个教会,那么,哪个教会是对的呢?(大约有九百种教会,九百种不同的组织)[原注:伯兰罕弟兄咳嗽一声。](对不起。)哪一个教会是对的呢?你怎么知道你会进去呢?如果你是卫理公会的,而浸信会才是对的,那要怎么办?如果你是五旬节派的,而长老会才是对的,那要怎么办?如果你是天主教徒,而路德派才是对的,那要怎么办?如果你是路德派的,而天主教才是对的,那要怎么办?瞧?在某处必定有某个根基。所以,如果这道……

72

太初有道,道与神同在,道就是神。瞧?道在神里面;它就是神。道就是神的思想,永远与神同在。神的思想跟神一样是永恒的。阿们!弟兄,这不是脱脂奶粉。瞧?

它来到了!神的思想就是他的道。太初(起初开始的时候,有了时间;那本是在永恒里),太初有道(神的思想),道与神同在,道就是神。看到吗?他的思想就是他的本体。你也一样。你的思想是什么,你就是什么。不管你多想靠别的什么东西来生活,你的思想就是你的本体。你的生活、举止可能像个好人,但在你内心中,你是一个淫妇,或别的什么,你的思想就是你的本体。神的思想就是他的道,这道与他同在,在他里面,就是神。
太初有道,道与神同在,道就是神。道成了肉身。神的思想在一个人身体里表达出来,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就是这样。
73

呐,如果你今天拥有永生,你就在神里面了。藉着神在你里面,你是神表达出来的思想。不要听从任何的推理,免得你的冠冕被夺去,赐给别人。决不要接受任何推理。只要相信神所说的是真理,并持守它。

推理通过智慧试图使道说它没有说的话。
呐,你说:“是真的吗,伯兰罕弟兄?”
好,让我们回到《创世记》找一找。让我们翻到《创世记》,《创世记》第3章,我们来读第4节。看看智慧是不是试图使道说它没有说的话。《创世记》3章4节。
4蛇对女人说:“你们不一定死。”
看到它说什么吗?那是什么?试图使道说它没有说的话。瞧?神说:“你们必定死。”
74

智慧,正如撒但送给夏娃的,说:“你们不一定死。”瞧?它试图使道说它没有这样说的话。这就是今天智慧的本相。哦,弟兄,我们该何等依靠道啊。神学院,神学学校,那是他们的老窝;那是他们的命根子,就是试图使神的道说它没有说的话。

我挑战任何人,在圣经中指给我看有使徒信经这种东西。我挑战任何人,在圣经中指给我看“圣徒相通”。新教徒和天主教徒都相信它。我挑战任何人,在圣经中指给我看这些事的其中一个。
75

瞧?这是智慧的命根子,试图用推理。我们争战的兵器不是属血气的,乃是有能力的,摧毁一切的推理,瞧?攻破撒但的坚固营垒,[林后10:4]它是个美丽如花的被造物。它不是一个油腔滑调的家伙,哦,不,是在它里面的;但它外面的罪有双倍的美丽。

你知道罪是美丽的吗?这里有多少男人、女人已经过了五十岁,请举手(我没有……我不该叫女人举手,但我们都承认这个事实)。我要问你们一个问题。你们有没有看到,今天全世界的趋势,总体上来说,女人要比过去漂亮几倍?如果是这样,请举手。肯定的。她们要比过去漂亮几倍。拿些旧相片来看就知道了。
76

看看祖母,穿着长裙,发辫垂在后背;看起来没有什么吸引力。

但看看今天的摩登女人:衣服紧紧地绷在身上,身体的每个部位(她每走一步都不可能不犯罪),踮着脚走在大街上,涂脂抹粉,密丝佛陀的化妆品涂得几乎满身都是,头发理得像个小姑娘,穿的裙子高过膝盖,她所穿的就是这些。但你看她,她很漂亮。撒但知道怎么去做。它是美丽的作者,但那种美丽导致了罪。
77

地球本身是一个子宫。神曾把他的种子放在哪里?种子落在哪里?在子宫里。神放种子在……人做了什么呢?好像子宫里的魔鬼,如果能够的话,它会使孩子变形,那正是魔鬼在地上所做的,杂交,搞出与原本不同的东西来。我最好停在这里不讲了,不然,我永远讲不到写在这里的其它内容。你们知道我是指什么。就是这个原因,这个变形了的受造之物才要被剪除;神已经定了它的结局。世界全都乱了秩序;什么都不对劲了。河流污染了;空气污染了,肮脏,发臭。

不久前,有个印第安老人说:“白人啊,我不想再活下去了。我已经打完了仗。我的孩子在哪里呢?他们饿死了吗?我妻子在哪里呢?在你们带着女人、威士忌、罪恶来到这里之前,我们和平地生活着。它是我们的土地,神把它赐给我们,但你们把它从我们手里夺去。有一天你们要为此付出代价的。”
78

看一看今天;那些广大、美丽的旷野和群山散发着臭气、罪恶、威士忌瓶子和啤酒罐。到处尽是酒馆和荒唐的东西。在内华达州的里诺,那边的大旷野,纯粹是个卖淫的地方。那些大城市,甚至空气和大气都污染了。那些地方曾经滋养着美丽的群山,现在都被五花八门的东西割断了。那里本来生长着树林,都被砍倒了。本来的旷野,有水自由地流着,现在都被污染了。整个世界将受到一次击打。地球要从种子里生出孩子来。它被魔鬼歪曲,撕碎和搅乱了。肯定是的。它是被歪曲的造物。神必丢弃它,再重新开始。没错。

79

它是因什么而来的?因一人不信神的一小句话。整个地球都在叹息。圣经说,甚至自然界本身也在叹息,等候那释放的日子来到,等候神的众子显出来。[罗8:19-22]树在徒然地挣扎,花儿试图为我们照亮道路,但它们都在叹息,呼喊,知道有什么东西错了,被歪曲了。子宫不能生出完美的生命,因为它被歪曲了。大地发臭,浸满了无辜之人的血。它变得像个(我可以这样说,可能太通俗了)……它发臭了,神说地在他面前发臭了,太污秽了。

80

走进公共厕所,小便池发臭、污秽。这正是世界在神面前发出的气味,闻起来,太污秽了!整个东西都污秽了。神要把它炸成碎片。他说:“我要造一个新天新地。”是的,先生。

那是什么?地的子宫没有生出千禧年。她生出了歪曲的东西。为什么?试图要有智慧。
我不是在谴责佛罗里达。对你们来自佛罗里达的人,我不是这个意思。但当我第一次到佛罗里达,再回到与乔治亚的交界处时,我站在那里,我说:“作为一个美国公民,我把我的那份属于西米诺尔人的还给他们。”瞧,他们照看自己的院子,甚于我照看自己的头发。什么东西都修了边;棕榈树上挂满了灯火;豪华的大游艇,试图带来一个不用悔改的千禧年。对我来说那些什么都不是。再好一百万倍,我也宁愿爬上英属哥伦比亚的山顶,眺望神所造、人手未曾触摸过的群山。肯定的。
81

走进这些城市,那些豪宅并不能吸引我。我恨恶那种东西。瞧?但我知道,有一天,有一天它要改变;她要抛出她受痛苦的孩子。地球有一天要改变。好的。

信心相信经上所记的,并说:“道是没有瑕疵的。”
你们听过一些传道人说:“哦,我告诉你,英皇钦定本,或这个修订本,或这本,已经……它们有些不同。真的,它真的不是那个意思。”你们有听过吗?哦。世界被它给污秽了。瞧?但信心不相信那个。信心相信一位神,他既能造我,也能完好地保守那本圣经,使我靠它而活。如果造我的神将要审判我,却不能保守他的圣经完好,那他就是一个非常差劲的神。我相信它的每句话都是真理。是的,先生。
82

相信那个跟这有什么关系呢?它给信心在道里有个完美的安息之处。瞧?你不可能相信,道会以任何方式去混杂。你必须照着它原有的方式去相信。如果你试图使用智慧……他们说:“呐,你看这里。神说他要做一件像这样的事,那是不合理的。”但神的确做了。瞧?没错。

呐,如果你说:“那好,如果神做这事;如果神取去一个人的性命,是因为他不是利未人,在约柜快要倾倒时,他伸手去扶约柜……”不管神是怎么样,神因这事取去了他的性命,是因他说只有利未人才能摸约柜,神才杀了他。这件事让大卫受到了震动,你知道。[代上13:9-12]
83

利未人是……只有利未人才可以摸约柜,在这里,运回约柜是为了复兴,但却有一个不是利未人的人试图要操持这道。这表明只有被神恩膏的人才能触摸那道。这些信条和宗派没有权利篡改它。只有圣灵才有权利触摸那道,其它任何人触摸它,就是死亡。因为不信道的任何一句话或教导它,就要从生命册上删去他的份。[启22:19]瞧?你的手不要去碰它,离它远远的。听着:单单相信它所说的。不要接受别人的话;要接受它所说的。持守住道。任何别的方式都只能带来死亡。

呐,因为……信心要做什么?只按照道原本的方式去相信。历代以来,神就是这样保守道的,就是这样的。对我来说,这是神的道,神尊重它。它赐下完全的信心来相信它的真实。
84

如果一个年轻女子跑出去,什么事都干,过着娼妓的生活,还做其他事,然后,你去妓院找到她,她出来,她说:“好,我努力做个更好的姑娘,”你能娶这样的女人吗?你不可能对那个女人有信心。瞧?你不可能娶她。

若有个男人做同样的事,一个女人怎能对他有信心呢?你无法把你的信心建在那里;那里没东西可让建造。瞧?你做不到。
85

你怎能从这里出去,说:“这是一只船,船上有许多洞,我要在船上放一些草袋。或许它能抵住海浪,渡过河去。”我可不想冒这个险,因为这里就放着一只造得好好的船。肯定的。为什么我们要接受里面尽是破洞的人造神学呢?它被证明是错的,瞧?而有一样就在这里,它真正是神的道,他抵住了海浪,经历了每次狂风暴雨。它完全忠实地持守了,也会一直持守住。是的。

耶稣说:“天地都要废去,我的话却不能废去。”[太24:35]为什么?它们是永恒的;它们起初就有。他来到世上,是要表达神的道。他就是神的表达。神藉着他儿子表达了自己。
86

这些都开始于种子篇《创世记》,从此就一直是这样。自从出现以来,一直都是同一件事:智慧与信心的交战,一直都在交战。所以,智慧是属魔鬼,也是给它儿女的。

你们曾注意过吗?你们都见过绵羊,也都见过山羊。但你知道,它们的叫声很接近,需要真正的牧人才能说出它们的不同。你把一只老山羊放在那里,让它咩咩叫,然后你再到这边来,把一只绵羊放在这里,也让它咩咩叫。听一听叫声,听起来很像。但只有真正的牧人才听得出来。
耶稣说:“我的羊认得我的声音。”瞧?他们能认得是不是山羊。瞧,他自己就是绵羊。“我的羊认得我的声音,羊不跟着生人。”什么是他的声音?就是这个,道。“我的羊认得我的声音。”瞧?他们不会随任何人去说:“哦,现在你听,我也在说神的声音。这声音是说这个意思。”瞧?那是撒但。我们稍后要讲这点,给你们“降降温”。
87

呐,然后,你看到种子—道不可能在知识的气氛里生长。对不对?瞧?一旦知识与信心混杂后,就立刻死在那里了。

夏娃过来,说:“耶和华神说我们吃的日子必定死。”然后,她却停下来要看撒但怎么说。
撒但说:“但是听着,我亲爱的,你这可爱的小东西,瞧?肯定的,神造你有一个目的。你知道,没错。瞧?你是一个女人;你被造就是为了这个目的。就是这样。你现在还不知道,但你被造是为了这个目的。哦,亲爱的,你是一个可爱的小东西。看看那双秀丽的小手。瞧?为什么他一定会……”
“但神说我们若吃了,我们必定死。”
撒但说:“但是,哦,你认为神这位良善慈爱的父亲会做那样的事吗?”夏娃做了什么?她听从了推理,接受了撒但的智慧,说:“那是一棵可喜悦的树,会让人羡慕的树;”她就迷上了那树。绝对没错。她吃了以后,发生了什么?就像临到每个女人的那样。你一迷上了它,立刻就在那里完蛋了。没错。
呐,你看,她所怀的种子最后会使她成为母亲。照着神的旨意,藉着一句说出的道,她最后将成为母亲,但她等不了,就陷了进去。
88

呐,瞧?当她一那么做,接受了智慧,并与道……智慧是违背道的。(如果你们明白,请说:“阿们!”[原注:会众说:“阿们!”]瞧?)如果智慧与道吻合,证明是与道吻合,道就会藉着同样的东西生出自己来,那么,它就是道了。但如果智慧反对道,不与道吻合,而是试图从道上加添或删去什么,那就是属魔鬼的。圣经中的圣灵种子不可能在智慧的气氛中生长。这样说会把全国的每一所神学院都给毁了;会在它们身上敲出洞来,戳穿它们,直等审判临到。没错。肯定会的,瞧?因为道不可能与智慧,世俗的智慧一同生长。不可能的。

89

夏娃本应相信所赐给她的道。对不对?她不应听从别人对道的任何说法,所赐给她的道是怎样,就怎样。她本该是要这样来相信道的。如果她那样相信,就决不会有死亡了。没错。一个男人或女人若照着所赐给我们的方式去接受神的道,照着神所说的方式去持守它,就有生命。但你若用某个组织的智慧跟它搀杂,立刻就死在那里了。就像起初发生的,那是种子。那是道路,那是道第一次行事的方式;也将是道每次行事的方式;一直都是那样。神若允许,今早我们要用圣经来证明。那是它唯一能生长的方式,就是从一切的推理或别的东西中分别出来,单单相信道。

90

夏娃本应照着神赐给我们道的那种方式去接受。我已经说过了,告诉过你们了,我相信神看护和保守这本圣经,神也是那样把圣经赐给我的。呐,我不要别的智慧,我只要神在这里所说的那种方式。呐,希望我没有伤到你们。但如果圣经说我必须悔改,它就是指悔改,不是作苦修,而是悔改!

91

圣经说,我得奉耶稣基督的名受洗,就不是指别的做法。不是指父、子、圣灵。它已经那样说了。

“可是,”你说:“《马太福音》28:19说要奉父、子、圣灵的名给他们施洗。”
那节经文正是那个意思。呐,如果那不正确,如果使徒们没有得到正确的东西,那么,彼得所拥有的信心,要奉耶稣基督的名受洗,还有圣经的其它部分,那么,他们就得到了一个神所祝福的虚假启示。那就会把神带回到……那么,他从起初就该祝福夏娃了。
92

父、子、圣灵的名,这是三个称呼。只有一个名。你不可能受洗归入父、子、圣灵的名,除非你奉耶稣基督的名受洗;因为父、子、圣灵的名就是耶稣基督。整本圣经都是那样写的。圣经中每个人受洗,都是奉耶稣基督的名受洗的。圣经中没有人是奉父、子、圣灵这些称呼受洗的。每个奉主耶稣基督的名受洗的,都是受洗归入父、子、圣灵的名。每个奉父、子、圣灵这些称呼受洗的,根本就没有奉任何的名受洗!那些只是称呼,就像传道人、牧师、医生,或别的什么,父、子、人、妻子,都是称呼。

你说:“那没有什么不同。”
那么,把你的头衔而不是名字写在支票上,看看它会怎么样。你说:“我签了这张支票:奉家庭主妇的名。”
呐,这点就跟当启示摆在你面前,而你却不相信神的话是一样的道理。肯定是这样的。瞧?肯定的。好的。
93

应该照着神所说的那样去相信。道不会有自相矛盾。如果它有,你来指给我看。它一点也不会自相矛盾。撒但可能会使你感到道自相矛盾,但它不能使道自相矛盾。道不会接受那点。不会的,先生!这一直是人们老生常谈的事,但从未被证实过。

我们来追踪这两个源泉,或者你可以称它是气氛,看看它们所造成的气氛。我们来追踪一下它们。
94

气氛。这两种源泉都会造成一种气氛。我要问你们一些事。你们曾去过某个教会。现在,我要存着敬畏的心这样说,要讲到点子上了。但愿不要如此!你们曾去过某个教会,那里的牧师相当古板,有吗?瞧?会众也会是那样。没错。瞧?那是什么呢?那是他所带来的气氛。

你进到一个地方,那里的牧师这样说:“呐,等一等。根本没有那么荒唐的事。我不相信这样的事,像神的医治、圣灵的洗等。”你会看到,每个会众……如果没有……在某处,如果那里有一只鹰,它就会出来,离开那群小鸡的。肯定会的。这的确是真理。它会离开的。肯定会的。它不能忍受那个,因为它是一只鹰。它被造,是要在天上飞的,不是在谷仓院里走的。是的,先生。呐,它就是这样的。
95

呐,我们知道,那些气氛,无论你去到哪里,那些事……若一个教会有教导信心,你会发现,教会就会处在那种气氛中。哦神啊,让我把这个讲给你们听,这样,你们就能明白了。瞧?这就是人们去到圣徒中间的原因,那些信徒正在那里祷告。保罗说,除了提摩太,在城里他没有找到一个拥有像他一样宝贵信心的人,你知道。其他的都是宗派体系里的人。瞧?

96

当人进入那种气氛中,瞧?你会发现在这种气氛之下所引发的各种事情。当你进入一个地方,人们说:“哦,圣经是真的,神医治了;”你就发现他们是靠信心生活。

你走到那群会众当中,你发现,他们说:“哦,我曾得癌症快死了,但我得医治了。”
“我曾瞎眼,但我……”看到吗?
一些陌生人就说:“啊!哦!什么?你是说你过去得什么病?”
“我给你看我的病历。跟我到家里,来和我一同吃饭,我给你看点东西。我那里有病历。我的邻居都知道我曾处在那种境况中。我瘫痪了好几年,我接受了代祷。”
瞧?那是什么?是道在那个教会里,是那群信徒创造了那种气氛。
97

呐,这道是多么的简易,但仍旧是完全的;道怎么能在知识的阴影之下生长呢?因为它说:“不可能是这样。”瞧?不会生长的。所以,在传讲知识的神学院里,孩子都死了。从道中传讲信心的地方,孩子都活了。阿们!这就是差别,生命和死亡。这事同样也发生在伊甸园里。这正是那里所形成的两种气氛,当时,夏娃离开了正确的气氛,陷入了错误的气氛,她就死了。瞧?每次都是这样的。所以,他们留不住。如果你的教会有那种气氛,哦,孩子,如果你要活着的话,就相信这道。

98

呐,在这里可能会刺痛你一点,我这么做不是想要对你们严厉,我只是,这是教导。你得……当你触及到这些地方,你就得刺一下,烧一下。你瞧?呐,等一下。它就像给牛烙印一样。过去,我常常不愿给牛烙印。可怜的小家伙,我们把它赶到那里。我不知道你们曾经用绳套过牛或绑过牛没有。你把它的四条腿绑住,可怜的小家伙,你跑到那里,拿一块烧红的烙铁,重重地印在它身上。哦,弟兄,看起来太可怕了!牛一爬起来,真是拼着老命地跑。它又跑又踢,又叫又吼,一直这样。但我告诉你,从此以后,它们就知道自己属于谁了。没错。它们知道自己属于哪个牧场了。那可不是闹着玩的。所以,让我们也烙上印。瞧?让我们烙上印。是的,先生。当他们说……

你知道,你们许多人读过或唱过《牛仔的沉思录》。你瞧?流浪的牛犊,在集拢时,你最后再把它带进来,他们就用迷路的牛犊做汤,因为它身上什么烙印都没有。所以,其它的牛就去到自己的牧场,但那作集拢的老板认得他的牛。所以如果你……但烙印会很疼。
99

呐,你看!撒但可以用它的智慧藉着科学地证明(现在,我来扮演一下医生的角色),撒但可以用它的智慧藉着科学来证明,它要提供人类成长的土壤里有各种维他命。肯定的。它可以藉着科学证明。他们用科学几乎可以证明任何他们想要证明的东西。瞧?肯定的。

100

它有维他命P[Pleasure, Popularity],“享乐、名望。”这些在它里面,在它智慧的土壤里;(肯定的,肯定的!)一切世俗的享乐、一切的电影、一切的舞蹈,等等。“去做吧,没事的,一点也不会有伤害。”肯定的。瞧?名望。“哦,你们是本城最大的教会。”是的。

它里面有维他命C[Common sense],它称之为“常理”。搞出了推理。瞧?
它里面有维他命R[Reasonings],指的是“推理”。是的,它会推理。但你看,那没有用。
它里面有维他命B[Beauty],指的是“美丽”。撒但是美丽的。罪是美丽的;当罪越来越多时,它就变得越来越美丽。今天,我们的房子要比原木屋好多少倍?漂亮多少倍?今天,我们的女人要比过去漂亮多少倍?瞧?现在的佛罗里达要比神造它时漂亮多少倍?瞧?它变美了。多少人知道撒但是美的,它贪求美丽,想要造一个更美丽的王国,等等?肯定的,我们都知道这点。撒但在美丽之中。
101

呐,注意!它有维他命R,就是“推理”;有维他命B,就是“美”;有维他命M[Modern],就是“时髦”,“噢,你要变得时髦。”

你只要接受它的知识,就知道你有没有信那种东西。它会在你里面生长。那个维他命就会出现在你坐的地方。某个人站起来,给你一些他的知识,“呐,你看,朋友。如果我们让这个可爱的大教堂,里面尽是各种尖叫、呼喊、说方言、在地板上跑来跑去,像疯狗一样口里吐泡沫,那会怎么样呢?你想,如果我们允许这样的事进到这里,本城的市长和执事会会怎么说呢?”哦,肯定的,要时髦。“你想,我们的会众会站在街上,手里拿着鼓;如果我们的姐妹进来,长发垂下来;其他的女人从城里经过,说:’瞧那里,瞧那里,为什么这个教会的主席(或别的什么人,你知道),哦,看,瞧那里,她看起来像个老古董,不是吗?她的备用轮胎扁扁地挂在后面,’那会怎么样呢?”你知道,像这样的事。
102

“你要变得时髦。”瞧?那是魔鬼的智慧。它生长出来的就是这东西。那土壤里的维他命,就出现在它所生产的产品中。随你吧,你这时髦的耶洗别。是的。

时髦,就像今天的女人一样。肯定的。哦,时髦!“瞧,城里最时髦的人都会来这教会。”肯定的。为什么?他们是在那时髦的维他命和推理的维他命里生长的。是的。他们是在里面生长的。瞧?就是那东西,推理。当你一在里面开始生长,你向道就死了。在你能成为那样之前,你得先否认道。瞧?你能作罪人的唯一办法就是否认神的道。什么是罪?不信。不信什么?神的道。瞧?你得先否认道。
103

呐,瞧,我这里还记下了大约十多种维他命,但有一种维他命,撒但没有告诉他们。它那里还有维他命D。它是那里最强的维他命:导致了死亡[Death]。瞧?那是穿着最漂亮的一群人;是最时髦、最美丽的教会;有最大的组织。瞧?是最时髦、最美丽的,是你所能说的最合情合理的事:“为什么不能……如果神造我们成为他的被造物,为什么他要谴责这些女人,不让她们剪头发,变得最好看呢?为什么稍微化妆一下,他还要谴责呢?”

瞧,在圣经里有一个这样做的人,神把她给喂狗了。[王上22:23]所以你想一想这事。瞧?绝对没错。
104

“为什么……为什么神要……哦,他并没有指望我们照着圣经去生活。”

他肯定有的;他告诉夏娃必须那样生活。他说了;耶稣说,人活着是靠一切话,靠神口里所出的一切话。谁说这话的?耶稣。对不对?他说:“若有别人说不同的话,他就是说谎的。主的话是真实的;天地都要废去,我的话却不能废去。”就是这样。
所以,维他命D就在撒但的处方里。时髦。没错。
105

呐,但是圣经的道—种子不能在那样的土地里生长。人怎能进到现在这种时髦的教会中呢?神的灵降在他们身上,他们就要大喊:“荣耀归与神!哈利路亚!”你知道怎么回事?瞧,你让传道人把他讲的道给吞下去了。瞧,我告诉你。我可以看见他说:“阿—嗯!”

你知道,所有那些鹤都伸长脖子,四处要看,“嗯,是谁说的?”
过一会儿,传道人又说:“耶稣基督,神的儿子。”
“荣耀归与神!是的。”
106

“阿—嗯!执事们……”一会儿你就被带到了门口;他们会把你扔出去的。瞧?道无法在那里生长,生长不了;是的,就是生长不了。瞧?简直无法生长。瞧?

然后他过来,在上面喷洒他的毒药,试图杀死你里面的生命细胞。“呐,我们……今天,在这块地上,有一群相信神医治的人。嗯,当然,我们知道,常识也表明神赐给我们医生来医治。”
呐,你问一位有判断力的好医生,问他是不是医治者。他会告诉你:“不,先生。我可以拨掉一颗牙,但我不能医治长出牙齿的牙床。”没错。
“我可以接好手臂,但我不能医治它。”
肯定是对的。神是医治者。瞧?呐,在像这样的东西上,还怎么能生长呢?道的种子还怎么能在那样的东西上生长呢?根本不可能。它无法在那种气氛中生长。绝对不可能。
107

但信心只在一种维他命里生长。它只需要一种维他命。根本不需要任何混合物。信心只在一种维他命里生长,那就是道!这是信心唯一能在里面生长的东西,就是道。它能生长的唯一方式是因为它相信道,也必须接受一切的道,相信它是真理。信心的维他命可以拼写成二个字,生命[Life]!它有维他命L,信心有。信心有维他命L。

108

智慧有维他命P,维他命R(“享乐”和维他命“推理”),等所有这些别种的维他命;知识包含了这一切。瞧?智慧包含了这一切,把它们推理出来。但信心只有一样东西,即生命!能存留的就是这生命。“你的道就是生命;你的道就是真理。”他是道,是道路、真理、生命。[约17:17,14:6]信心只持守在那里;就是这样。它不会接受别的。

圣灵的生命,永生,信心就是在这里生长的。道—佐伊[译者注:“佐伊Zoe”原是希腊词,意思是,神自己的生命。],神自己的生命。这是信心能发生果效的唯一所在,当信心听见道,就相信它是神的道。然后,在那个佐伊里,信心生长,并产生出道所说的东西。
109

神,他是如何创造世界的?你们相信世界曾在神的思想里吗?肯定是的,一定是的。“他如何创造世界呢?”他只要说出来。“他要从哪里得到这些东西呢?”你怎能与神争辩呢?说:“神啊,你从哪里得到材料造出这些石头呢?你从哪里……”

“它们来自气体。”
“主啊,你从哪里得到气体呢?”瞧?“你是如何造出水呢?配方是什么呢?”
“H2O。”
“你从哪里得到氢气和氧气呢?”
瞧?就是这样。瞧?这简直是说不通的。神曾说了什么?都在他的思想里。他的思想就是他的道,还没有表达出来。后来,他的思想说:“要有,”就有了。就是这样。信心就放在这里。
110

《希伯来书》11章说:“世界因着信心被造。”世界是因着信心被造的。神从非显然之物造出了世界。因着信,神说出话,世界就有了,因为那是预先想好的话。当神一说出话来,它就成了生命。

呐,你会说:“我相信那个,伯兰罕弟兄。”在你心里你能相信它,然后就表达它,“我相信它,”丝毫也不会改变。要持守住它。观察一下,从中会长出什么来。它会长出道来,因为那是信心。瞧?智慧带你离开;信心把你带向道。
111

看到那个了吗?这个就废除了一切人造的信条;废除了人造神学的所有学校知识,把它们都打入了冷宫。就是那样,教授,神学博士,哲学博士,文学博士,博士后等等,这些人都得去神学院学习心理学等别的东西。只有一样东西他忽略了。学会如何用心理方法表现自己,穿什么样的衣服,必须怎么说“阿们”,等这些东西,哦,荒唐!要被圣灵引导。神的儿子都是由圣灵引导的,不是由神学院的智慧引导;是神的灵在引导神的儿女。这肯定是真的。阿们!

112

呐,要放弃各种信条、各种神学院的知识、各种人造神学。难怪他们不能相信。那里没有东西让它生长。瞧?他们有维他命R,“推理,”那本是我们当抛弃的。维他命“名望”,维他命“享乐”,只是要搞一些乐趣。

“什么样的乐趣?”
“哦,只是偶尔出去喝一点酒,你知道,来一点乐趣。不会有什么关系的。”你知道,像这样的小事,这些都是维他命。你明白吗?那样一种维他命,怎么能长出否认那种维他命的道呢?你怎么会那样做呢?瞧?这道否认那东西。圣经说:“你若爱世界和世界上的事,神的爱就不在你里面了。”[约一2:15]瞧?所以,神怎能……神的道怎能在那种维他命下生长呢?
113

土壤里需要有某种维他命才能结出麦粒。必须在那种正确的土壤里。待会儿我们要讲这点。瞧?必须有正确的土壤,不然就不会长出麦粒。你拿某些土壤来,它不会长这个,它会长别的东西。沙地和不同的维他命等只会长出某种东西。如果不会,瞧,就什么也没有,就不会长。就是这样。

呐,杂草几乎在任何地方、任何一种土壤里都能长得很好。对不对?宗派的老杂草在任何地方都能生长。但我告诉你,弟兄,如果你要结出生命的果子,就必须从道中长出来。是的,没错。肯定的,好的。
希望今早不会留你们太久。瞧?呐,不要……瞧?好的。
114

难怪他们不能相信,他们没有东西活在里面。耶稣在《马太福音》13章1节讲到了他们。让我们翻到这里,看耶稣是怎么说的,我们正谈到了这些事。《马太福音》13章第1节。

1当那一天,耶稣从房子里出来,坐在海边。2有许多人到他那里聚集,他只得上船坐下,众人都站在岸上。3他用比喻对他们讲许多道理,说:“有一个撒种的出去撒种。4撒的时候,有落在路旁的,飞鸟来吃尽了;5有落在土浅石头地上的,土既不深,发苗最快,6日头出来一晒,因为没有根,就枯干了;7有落在荆棘里的,荆棘长起来,把它挤住了;8又有落在好土里的,就结实,有一百倍的,有六十倍的,有三十倍的。9有耳可听的,就应当听。”(不是智慧,而是耳朵。瞧?是的,是听。)
115

好的。注意,耶稣说一些种子撒出去了。种子撒出去了,道传讲了,一些落在路旁,就像水落在鸭子背上,一下子就滑掉了。一些落在石头地上,石头地。那里只有一点点土,是风刮来的土。苗长出来,但没有根,没有地方让它扎根。(现在,我要在这里阐明一下,希望不会伤到谁的感情。瞧?)

那是天主教会。他们说他们是建造在一块石头上。我同意他们的说法,我肯定同意的。是的。没错。它下面根本没有土,上面也没有土让它生长。为什么?他们不能产生……他们不能产生圣经的维他命,因为他们甚至不相信它。他们的教义是教条(没错),罗马的教条,里面根本没有道。瞧?
116

落在石头上:那是一种超级智慧。哦,弟兄,真的是。他们以超级的方法得到了它。他们用心理学的方法展现给你:高大的建筑物、华丽的穿着、看上去像神甫们圣洁的神,等等。多少人听过那个刚刚逃出去的修女的见证?你们这里有吗?希望哪个星期三晚上在教会这里播放,这里每个人都该听听那见证。

117

其中有个修女跟了我很长时间。她们怎么……我去到墨西哥那里,亲自看到了那些石灰坑,那些修女的孩子(当时,神甫们跟她们……),那些孩子,他们被烧死在石灰坑等类似的地方。正是那个使得共产主义在墨西哥出现。他们摧毁了那种愚昧。正是那个使得共产主义出现在那边。

你们永远不要惧怕共产主义。神正在使用共产主义。我不相信它,它是属魔鬼的,但神利用魔鬼,让它过来,就像过去神对尼布甲尼撒做的,叫他过来掳掠以色列人。瞧?你注意,看看圣经是不是证明了这点。将来有一天我们要讲到这点。神兴起它来,要在那个老淫妇身上为神的儿女报仇。那的确是圣经说的,它说,他们要用火烧她,她终必要走向灭亡。那的确也是要临到她身上的事。就是这样;那是落在石头地上的,只有那么一点点土,以至什么也不能生长,就死了。所以,那是超级智慧。
118

后来,一些落在新教的土里。但过不久,大宗派了不起的智慧把它挤出去了,把圣灵挤出去了。“神迹的日子过去了。”“某某博士说:’这个那个。’”瞧?“没有这一回事。”完全一样。都挤住了,把什么挤出去了?因着智慧把圣灵挤出去了。瞧?

圣灵降在马丁·路德的时代;圣灵降在约翰·卫斯理的时代;圣灵降在早期五旬节运动教会的时代,但宗派做了什么呢?用他们的智慧把它挤出去了。把什么挤出去了?种子,什么是种子?道。“它不是那个意思;它不是这个意思。”瞧?他们得到了没有?
119

那些传道人有很多是心里诚实的人,我碰到他们,坐下来跟他们谈,甚至谈到施洗和许多的主题,我请大家都来讨论这点。他们说:“伯兰罕弟兄,如果我们那样做,我们的教会就会把我们赶出去。”

我说:“谁对你更重要,神的道还是你的教会?”在那宗派的土里,你永远走不了多远。瞧?瞧?是的。如果它否认道,它就是错的。看到吗?它表明那是人造的智慧。
120

呐,新教被挤住了。他们一旦接受智慧代替对道的信心,接受组织里的智慧,以组织的智慧代替对道的信心,就把圣灵从他们中间挤出去了。(所有明白这点的,请说:“阿们!”[原注:会众回答说:“阿们!”]瞧?)对什么的信心?对卫理公会、浸信会、长老会、五旬节派、福音派和联合在一起的那群人的信心?不久,他们就要形成一个教会联盟,这将是兽的像。它将在这个国家拥有同样的权柄,跟他们在那边拥有的一样(《启示录》13:11),将导致对圣徒的逼迫,就像他们在罗马天主教开始时所做的。瞧?这就是它现在要去的地方。这就是为什么道现在要撒在各处。远离它吧!从它里面出来吧!明白吗?

121

呐,智慧把它挤住了。他们自己的智慧压制了圣灵,使之离开了他们。让我在圣经中,在《启示录》3章,向你们证明这点,我们已经讲过了教会时代。耶稣遭到压制,离开了他的教会,站在外面,竭力在叩门,要再进来。[原注:伯兰罕弟兄叩讲台。]那正是经文所说的:“我站在门外叩门,若有饥渴的,若有让我进来的,我就进去。”但没有人开门。瞧?他们把他推出去。那是什么?他们……

122

种子落在他们身上(瞧,看到吗?),但一些落在逼迫的谷中,一些种子撒了出去,落在了逼迫的谷中。呐,你能找到水的地方是在山谷,那是最好的土壤。你拿某个人为例,他被打倒了;直到他所得的一切神学都被敲打出去;受到了嘲讽和取笑;他经历了一切研磨,把他一切都碾碎了,直到材料都备齐,能使用了;你就发现,在那周围有了水分。是的。

123

那人进入了山谷,被投到了谷中,被踢出了他的组织,他“掉到了垃圾堆里”(他们是这样叫的),不是“垃圾堆”,而是山谷,我们这样叫,“掉进了山谷”。你知道,那里也是百合花生长的地方(你知道,没错),在山谷中。是的。

一些落在逼迫的谷中,各种艰难的试炼。一些种子落在那里,在逼迫的谷中,艰难的试炼中,被叫各种恶名,就像人叫那百合花的恶名:别西卜,被人取笑。但在这谷中有多条溪水。
124

《诗篇》第1篇说:“这人是有福的。”让我来读一下。让我给你们看这谷里有什么。《诗篇》是多么……我还以为没有时间读了,但我们还是花点时间来读,瞧?读一下这里。我们要读一下这篇,看看这人在这里做什么,他被栽在这里。他是否被栽在满是灰尘的沙漠石头地上,那里一点也没有土;或是栽在谷中。好的。

1不从恶人的计谋……(智慧;阿们!阿们!阿们!阿们!)……不从恶人的计谋,不站罪人的道路,不坐亵慢人的座位,
2惟喜爱耶和华的律法(道)……律法(道),昼夜思想,这人便为有福。
3他要像一棵树栽在溪水旁(溪水。那是什么?九种属灵的恩赐,同一种水源的溪水,一灵,一水,九种不同的资源都出自它。溪水,看,溪水),按时候结果子(圣灵的果子),叶子也不枯干。凡他所作的尽都顺利。
125

瞧?一些落在山谷那里,那些有多条溪水,结出了……你注意到吗?我要讲点别的。它作了什么?它落在溪水里。它不是放上去的。“它要像一棵树放上去(从这里换到那里吗)?”他是“栽”在那里的。什么?预定的。创世以前神的那个思想已经把他放在那里了。看到吗?不是插在那里,不是偶然的,而是栽在那里,预定的!在哪里?溪水旁。哦,“他的根也不枯干。”哦,哈利路亚!“他虽然死了,在末日我要叫他复活。”[约6:40]没错。他被预定要在那里,并不是偶然的。当道撒下去,他已被预定要抓住那道。他将出现在那里,当它长出来时,她就在那里。他是栽下去的,不是插下去的;他是真的栽下去的。没错。在地上插一根棍子跟栽一样东西有很大的差别,是不同的。

126

种子种下去了。它找到了自己的坑。水就开始进来,长出了生命,圣灵,他就开始说话(你说):“有九种属灵的恩赐。”

他说:“阿们!”
“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来13:8]
“阿们!”
“他仍然医治,就像他过去一直做的那样。”
“阿们,阿们,阿们!”瞧?
他栽在溪水旁,溪水从各个方向流过来。难怪他不会枯干。难怪,因他是栽下去的。一些种子落在那边。他不能死,他在源源不断地产生生命的溪水边。没错,他从溪水里吸取生命。几条溪水:新约和旧约。阿们!从头到尾都得到了滋润。哦,弟兄。
你要爱他吗?阿们! 你要赞美他吗?阿们! 你要敬拜他吗?阿们,阿们,阿们!
127

是的,先生;是的,先生。哦,我爱这个,你们呢?是的!结出他的……按时候结出他的果子(《创世记》1:11),结出他的果子。什么果子?什么的果子?他的果子。什么果子?他自己的果子。那是什么果子?圣经。瞧?所有都在这里,果子:爱,它在圣经里;喜乐,它在圣经里;能力、圣灵,这一切都在这里;神的医治、神的应许。这些就是果子。就是这样,如果他栽在这里面,这个栽在正确的土壤里,在信心里,信心要成就什么呢?信心开始使它生长。阿们!开始使她向上生长。瞧?这就是了:使它向上生长。肯定的!他要像一棵树栽在溪水旁,按时候结果子。

呐,它将结出什么样的果子?《约翰福音》14:11,《约翰福音》14:11,他说,耶稣说:“他……”(我想是14:12)耶稣说:“我所做的事,信我的人也要做。”为什么?同样的道在他里面。他是道。对不对?“你们若常在我里面,我的话也常在你们里面,凡你们愿意的,就祈求……”[约15:7]
128

刚才我在后面跟埃文斯弟兄说话。不久前,他来这里(他开了很长的路),他的车丢了。停在那里,米勒把钥匙放在车里了。有人过来把车给偷走了。他的东西都放在车里。他就上来,他(他,弗雷德弟兄,汤姆弟兄和几个人上我家来)说,瞧,他看上去像个糖果被人抢去的孩子;你知道,他所有东西都被夺走了。他说:“我真的不知道要怎么办。”

我说:“瞧;”
呐,这是什么?呐,他们来了。第一件事做什么?去到道里,祈求天父。“你们若常在我里面,我的话也常在你们里面,凡你们愿意的,就祈求……”什么?持守这道,只要持守住道。
129

我说:“让我们祷告。”我们跪在地板上,开始祷告,我们祷告时,我说:“父啊,我奉主耶稣的名来就近你。这里有位弟兄,一周工作几天(他的手因修理破旧汽车等类似的东西而受了重伤),赚了钱,够每个星期天开车一千四百到一千五百英里来这里参加聚会。他有一群孩子需要喂养。每周来一趟需要花费他将近五十或七十五美元,就是为了来教会。(瞧?是的!)他来这里竭力为了听道,因为我们正竭力为道争辩。”我说:“现在,某个坏人偷走了他的车。”那是什么呢?我说:“现在,主啊,我奉耶稣基督的名祈求你,把他的车还给他。”

130

我做了什么呢?我把那道、那应许摆在神面前,用耶稣的名盖上印,发出他的道。它就上路了,去到那里,找到刚出事的地点,好像猎犬在兔子道上追踪一样。瞧?他呼啸着上路了。朝着肯塔基州的鲍林格林方向而去,约走到半路。发生了什么?这道找到了他。

就在那时,一个异象飞了过来;我看见一个人开着车,穿着黄色衬衫,是个年轻人,曾经是个基督徒。道临到了他:“你正在犯罪!”道抓住了他。主发出他的道(瞧?),抓住了他。“有一天你会被抓住,法律要因你做这事惩罚你。掉过头,把车还回去。”
131

道抓住了他。他曾经是个基督徒。我看见他把车开到这里,停在街边。我说:“现在,弟兄,从这里往某个方向走,你就会找到汽车。但先在这里等一下,等他把车还回来。呐,你汽油都加满了?”

“是的,”他说。
我说:“什么事都不用愁,只是汽油剩下一半;因为他跑到鲍林格林的途中耗了一半汽油,大约跑了一百英里,汽油耗掉了。”当他找到车,车就那样停在那里,的确一模一样。那是什么?道出去抓住了那人。他回来,说……
132

过后不久,有个人在他那里买了一部车;没有付钱,就溜了。瞧?他说:“伯兰罕弟兄,我……”

我心想:“可怜的人。”(欠了他四百美元)我说:“我会祷告。”我说出了道。道就出去,在他去的路上,找到了他。我们就下去找那人,他根本不是基督徒。瞧?他做了……他取笑……有一次,人们请他去做礼拜,他说:“哦,传道人讲道的时候,我就看看那些金发美女吧。”所以,你瞧?你找不到的。是的,那是魔鬼,瞧?
133

所以,道无法把他留住。但道做了什么呢?道盯住他不放。瞧?韦尔奇弟兄不断坚持着,说:“会好的,会好的。”道追上了那人。瞧?“你们若常在我里面,我的话也常在你们里面,凡你们愿意的,就祈求。”瞧?道追上了那人。接着,你知道,他的一个儿子正在路上,开车来这里,就是这样。他看见一个人在车里,记下了他的车号,交给伍德弟兄。他们打电话去找它在哪里。他就在鲍林格林。

天上的神知道,有关这事,我没有听过一句话,对它一无所知。
134

上个星期天(一个星期前)下午,我们在这里讲完了道,我上去那里,换了衣服,准备去佛罗里达参加韦尔奇弟兄第二天晚上的聚会。我上车的时候,看见了那个人。我说:“韦尔奇弟兄。”(我当时不能告诉他。他必须自己做出行动,看,就像美达必须作出她的决定一样。瞧?)我说:“我们要经过鲍林格林。”

他说:“那要绕大约三十英里的路。”
我们上了路;我想,“哦,他会得到的(瞧?),他会得到的。他必须得到它。”
在路上时,埃文斯姐妹和我,过了一会,弟兄说:“你知道,伯兰罕弟兄,”他说:“我那么笨吗?刚才你说了鲍林格林。”
“是的。”
他说:“你认得那人吗?他拿了我的钱,就逃跑了。”
“认得。”
他说:“他在鲍林格林,我一直在想这事。我这里有件事,我要查一下,找出他在哪里,我打算查一下。”
我说:“你要做什么?你要下去那里拿回你的钱吗?”
呐,瞧?如果我告诉他,那他……瞧?他有自己要做的事。瞧?他有要做的事。我不能告诉他。如果我告诉他,异象马上就会破坏掉。瞧?所以我得让……
135

瞧?就像……为什么耶稣站在那里,对马大和马利亚说“你们把石头挪开”呢?瞧,他是神,他可以说:“石头,不再有了,”它就不会在那里了。但马大有要做的事。

为什么耶稣站在那里看着庄稼呢?(你们相信他是庄稼的主吗?)他对门徒说:“你们当求庄稼的主,他必打发工人出去收他的庄稼。”[路10:2]换句话说,“你们当求我去做我要做的事。”
136

瞧?我们是伙伴,我们是……我们是……是一个教会。我们有自己要做的事。你有要做的事。这是福音;我知道它,但如果你只是坐在这里,不传讲它,它又会有什么用处呢?你有要做的事;你必须努力。你必须……你说:“哦,我相信神能医治,但我就是不知道。”站起来,让那道成为你的话。相信它;不要推理;只要相信它。

我说:“瞧。”(我知道如果他不去,就会失去那些钱。)我说:“如果是我,如果是我,我会马上去拿回我的钱。”他就去了。他把那人从床上叫起来,拿到了一些钱。那人过去叫邻居,把其余的钱拿来,还给他了。那是什么?那是道。看,如果道找到了位置,事情就会改变。
137

呐,在神医治的事上也是这样。呐,如果韦尔奇弟兄说:“哦,我不想去了,我还是从别的道走吧,”会怎么样呢?如果那人说:“哦,我不想去那里。瞧,那车不是……”瞧?事就不会发生。但你必须相信。你必须相信。然后,就处在一种信心的气氛中,就会产生这结果。必定会的。哦,那是…

138

你们有想过人从死里复活时,会发生什么吗?你们有想过那次在芬兰,那个小男孩从死里复活的事吗?他的灵已经离开了他。呐,道必须出去,进入彼岸的空间,捡起那个小灵魂,把他再带回来。瞧?它怎么能做到呢?它是道:医治病人,叫死人复活。瞧?他要怎么做呢?必须藉着道的浇灌来实现。主已经显示了异象,就必定发生。那男孩躺在那里,一切都摆在那里,正如主两年前说的那样,孩子就躺在那里。这正是我谈到熊下山或其它事的原因。它必须发生,必须是这样。瞧?

139

它做了什么呢?一句话。我说:“天父,大约两年前,你在家乡曾对我说,这个小男孩要从死里复活;因此,照着你的话语和应许,首先,道说:’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可16:17]你打发门徒出去,你告诉他们医治病人,叫死人复活,赶鬼。[太10:1]你在家乡时,你在异象中指示我,这个小男孩要再活过来。因此,死啊,你不能再拘禁他。我有主的道。”不是我,我不是道,他才是道。瞧?如果我是道……

140

只有一位是道,就是耶稣。他是神说出的道藉着童女生出来。我是堕落的。瞧?我是我父母结合的产物。这个必须死去,就是我,瞧?这身体必须死。但耶稣不是那样的;他是道。他是童女生的。弟兄,女人、男人或其他东西,没有一样跟他有关。女人是孵化器(没错),他从女人那里吃奶,等等。关于这点,可能是真的,但让我告诉你:他是神,他就是那一位!性跟他毫无关系。他必须与性无关,藉着那血带出生命,正如我们一会儿要讲的。

141

然后,你看。他是道,但主的道……先知不是道,而是主的道临到先知。他们不是道,是道临到他们。今天,事情也是这样为我们成就的。当道因着那小男孩临到时,它是什么?一个异象。是什么临到熊那里?是什么临到其它东西那里?都是异象。是主的道临到它。然后它做了什么?持守在那里。

呐,首先必须说出来。“死啊,把他还回来!奉耶稣基督的名,我发出那道。”道抓住了,就像抓住那个开着偷来的车去鲍林格林的男孩一样。它来到了这里,又抓住了。它做了什么?它抓住了那个小灵魂,把他带回到这里,又送回到他的身体里,正如道说它要做的那样。这就是的。它怎么做的?信心,不是知识。
142

你说:“呐,让我们看看。空气是由这个那个组成的。有那么多的酸,有那么多的气体,有那么多的宇宙光。我可以计算出来,或许我能……”哦,你是在浪费时间。不是智慧,是信心!智慧告诉你那是不可能发生的。信心证明它成就了。瞧?没错。这表明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好的。(我们现在快点。我们得快点了。)

143

结出同类的果子,《约翰福音》14章说:“我所做的事(神迹),信我的人也要做。”

呐,你说:“那些是他行的神迹吗?”他走进一个房间,一个小女孩(传道人唯一的女儿)躺在那里死了,冰冷、苍白、准备埋葬。[可5:35-43;路8:49-56]耶稣到那里时,她可能已经死了几个小时了。他们把她放在一张小床上,准备抬去涂香料了。耶稣那样走进她所在的房间。人们正在那样哀号哭喊。耶稣把他们都赶出去,说:“离开这里;出去吧。”又说:“彼得、雅各和约翰,过来这里;我知道你们相信。”又对她父亲说:“你也相信,不然不会跟我来。”
她母亲说:“主啊,我信。”瞧?
耶稣说:“站在这里。”
耶稣朝那里看,站在小女孩边上。他说:“大比大,”就是“闺女”。哈利路亚!他不需要祷告;他就是道。如果我能看见异象,也不需要祷告,因为道已经准备好了。我祷告是要得着道,得着神说的话;我得着他说的话后,就可以说出来。但他是道。阿们!
“闺女,我吩咐你起来。”就拉着她的手起来。这就是了。瞧?哦,那是彰显,结出同类的果子。
耶稣说:“我所做的事,信我的人也要做。”
144

所以,瞧?所有这些宗派等等的东西已经把事情都变成了一个大杂烩的垃圾和罪恶,就像地球的子宫所生出的受造之物一样。没错。哦。

怎么会发生呢?在这些剪短发、穿短裙、抽烟、打保龄球、加入教会的人中,神的真道怎么会生长呢?怎么会呢?爱宴乐,追求人数,鬼混,爱那样的事,爱世界,神的爱怎能进去呢?神的种子怎能在这种土壤里生长呢?它永远也扎不了根,永远也长不出生命来。它会躺在那些满是灰尘的老宗派的石头地里烂掉,永远也长不出生命来。是的,先生。是的,先生。
追求宴乐,爱宴乐胜过爱神,太恐怖了,然而他们是精明的。他们比其他族类加倍的精明。瞧?肯定的。精明,受过教育,追求智慧,就像夏娃一样,他们得到了夏娃所得到的同一贴药,绝对没错。这是事实。
145

百合花怎么能生长,一粒百合花种子怎么能生长(如果它是在水面上茁壮成长的),它怎么能在那些宗派的灰尘中生长呢?它是在水面上茁壮成长的,怎么能在那里生长呢?水是灵。他们有敬虔的外貌,却否认圣灵的大能。瞧?虽然道落在他们身上,还是不能生长。它不能生长,就像落在夏娃身上的道一样,它不能生长。为什么?她接受了智慧,撒但的智慧。

146

道临到他们,道落在他们身上。肯定是的。是的,先生。生长。道会落在他们身上。他们能听到所传讲的道。你曾看过他们坐在教会里吗?他们永远也不愿动一动。对女人讲剪头发的事,一年一年的过去,她们仍然剪头发。对男人讲抽烟的事,对女人讲喝酒的事,她们还是照喝不误。就像水倒在鸭子背上,根本没有地方可以生长。瞧?那种追求快乐的时髦,“瞧,让其他的女人先做,然后我也做。”我不在乎她们做什么。你的责任是跟随神的道。没错。瞧?

147

尽管道落在他们身上,却不能生长。那是撒但的智慧,瞧?所以它就变成了宗派的尘土。他们不能相信《希伯来书》13:8,因智慧自高自大,没有东西可让道生长。瞧?他们怎么能相信《希伯来书》13:8“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呢?无法相信。瞧?哦,他们说他们信。哦,你告诉他们那个,他们说:“肯定的,我们信。”那么给我看看它的果子。让我看看果子。让我看看事情成就。让我看看你对之讲道的教会,行出那些信道之人在早期使徒教会所行的事。你们扭曲了洗礼;扭曲了你的凭据;使之迎合某种信条,而不是接受道,让道结出它自己的果子。你搞出某种非做不可的东西,然后说它是凭据。撒但能模仿你要搞出的一切凭据。它肯定能,它当然能,但它产生不出道来。那是一个要烧灭它的东西;它根本做不到。是的,先生。哦,是的!

148

呐,看看该隐和亚伯。他们两个都很真诚。该隐靠他的智慧,照着他母亲教会-夏娃接受了(那是他母亲。多少人知道夏娃是该隐的母亲?肯定的!是的)。就像他母亲一样,该隐接受了推理、智慧,瞧,他自己的智慧。一个漂亮的祭物,他有鲜花;有地里的出产。他说:“瞧,现在必定……”(瞧?)他说:“神……”(就像撒但对夏娃说的那样,“必定,必定。”)“神必定会接受我的祭物。我造了一座可爱的祭坛。我把它搞得这么漂亮,装饰得这么好。”就像今年的复活节一样。全国的人要花费几百万美元把复活节的花放在一些祭坛上。祭坛不是为花而造的,是为祭物而造的。明白吗?这只是显出了该隐那同样的灵,瞧?从伊甸园来的同一个老魔鬼。瞧?

149

发生了什么?该隐想:“必定…”你知道这人是真诚的,因为对他来说,这意谓着生与死。那些人并不认为自己是伪君子;他们是真诚的。

你说:“那么,他们会是真诚的,却又错了吗?”肯定的!一个人可以真诚地服用砒霜,却还以为在服用蓖麻油或别的东西。瞧?他是真诚的。那并不算数。是真理,而不是真诚,是真理。
150

非洲的那些女人把她们的孩子献给她们的鳄鱼神。你有那样真诚吗?没有。她们多少人……听说中国人打断自己的骨头去祭灶神。那边的伊斯兰教徒又怎么样呢?人在火里行走,哦,把鱼钩钩住嘴,把嘴巴缝起来。有些人拿一根棍。我有一个雕像,一个小雕像,一个人向他的神献祭,以为他也会上天堂。祭司把棍放在他口里,用一条链子把他的头从上到下包起来,将他的手绑在背后,捆住他的脚。他不能喝,不能说,不能吃,什么也不能做,直到死了。你看过哪个基督徒做出过那样的牺牲呢?你甚至不愿相信真理、道。瞧?

151

呐,美丽。该隐说:“肯定的,神会悦纳的。看看我的祭坛多漂亮!”看,今天也是这种智慧的灵。

“哦,如果我们建立这个大宗派,神肯定会悦纳我们的。”除了他的道,他不会悦纳别的。不会的。瞧?
“哦,”他们说:“呐,你看,伯兰罕弟兄,如果我们每年送那么多传道人出去,去年我们宣教的项目超过了十万美元。”弟兄,那可能是很不错的,但你若不承认那道,并来就近它,你就是死的。绝对没错。
152

“瞧,伯兰罕弟兄,我们的教会……你以为你是什么,不过是个花生脑袋而已吧?”那是真的,那完全正确。那是真的。但不管我是什么,让我持守那道,有一天它会长成某种东西。瞧?不管是什么,只要持守那道。我们在这里没有什么,只是一个小帐棚;我们目前所需要的也就这么多。这是个固定的地方,因为我们正在仰望耶稣的再来。我们不要什么大宗派,需要每年花费几百万美元在建筑物和类似的东西上;而那些人却在竭力传道,在那里受苦,没有东西吃等等。人们到底怎么了!哦,看起来人们是会醒过来的。

153

但谁会接受天主教体系,谁就会瞎眼到什么都接受。我告诉你们事实。让那东西拴在他们脖子上沉下去的是谁呢?一个聪明人。难怪圣经说:“甚至地上的君王也与她行淫。”[启17:2]聪明人有知识。瞧?他们使它……那些神甫精明吗?天哪,天哪!说到受教育,伙计,他们年复一年,年复一年的接受教育。

154

他们说,他们没有与那些修女同居。那么我要问你一件事:为什么她们没有成为不生育的呢?她们是新娘,那些修女是新娘,而那些是新郎,当然!没错。女修道院院长掐死那些孩子,把他们扔进石灰坑里。你们不信,就听听那边的真正修女所作的见证,她说:“呐,来吧,让法律来逮捕我。”又说:“我们做了他们在俄罗斯所做同样的事;做了他们在墨西哥所做同样的事。如果这事捅到政府那里,我们就把那些事公开。”但如果他们在政府里有它的头,你还能怎么做呢?瞧?

那道必须应验。在这里,他们为坐在那里的兽做了一个像,他们两个要联合起来,给这兽权柄说话。哦,弟兄,那道必站稳在那里。不是共产主义要接管,而是天主教制度。
155

呐,看看这点。该隐说:“神必定会悦纳我的祭物。”是什么样的呢?他说:“我献了祭。”但那是什么样的祭呢?植物的生命:植物、鲜花、蔬菜,植物的生命。什么?它不用受苦,也没有刑罚。

人们不想受苦。那就是今天的问题所在。他们来,如果他们不用离开他们的教会,不会被人嘲讽,被人取笑,他们现在就会来,相信这道。不,他们想要植物的生命,某一种智慧。“瞧,这生命跟那个一样好。”不一样!待会儿,主若愿意,我要告诉你们那是从哪里来的。
156

但亚伯是因着信(荣耀!)。该隐因着智慧,说:“神必定会悦纳这祭物。这是一个祭坛;我有一个教会。”(这是指教会,一个祭坛,是敬拜的场所。是的。)“我有一个祭坛。我要像我兄弟一样真诚地敬拜,我这里有个漂亮的东西作祭坛。神必定会悦纳的。”魔鬼告诉他母亲的也是同样的东西,同样的谎言、智慧。

呐,亚伯。《希伯来书》11章说:“亚伯因着信,献祭与神,比该隐所献的更美。他虽然死了,仍旧说话。”看到吗?
157

亚伯因着什么?智慧吗?神学理论吗?他因着信,献给神一个更美的祭物。因着对什么的信心?因着对什么的信心?如果他有他的信心,会怎么样?那时只有他父亲、母亲、他和他的半个哥哥。这事怎么可能呢?他是从哪里得到的呢?他对什么有信心呢?对植物有信心吗?对这个有信心吗?不,先生!他对道有信心,因为他想要知道为什么他在伊甸园外。“为什么我们被赶出来?”

母亲可能会说:“因为我听从了魔鬼的谎言,因为这个孩子是这样那样生下来的。这就是为什么神把我们赶出来。”
“哦,”他说:“我甚至不能靠近园子的门边。那里有个基路伯,拿着剑把守生命树。”[创3:24]所以,因着信……
158

看,因着智慧,该隐献祭。你知道,他不晓得神的道,只是在想,因着智慧,他要造了一个好祭坛,使它漂亮、华美。但亚伯(呐,没有人告诉他,只是一个孩子)因着信,明白那不是植物的生命,而是藉着血而来的性行为!就是这样,弟兄。你还怎么可能对这个视而不见!因着信,他的儿女仍然明白这点!

他从未用某种智慧教导这点。这不是因智慧而来的,是因着信而来的。圣经说:“亚伯因着信。”他献上了什么?血,从活的生命,动物的生命来的。我们人也是动物;我们是热血动物。绝对没错;是最高等动物中的更高等的种类;因为有魂在那里,那是生命的本质。
159

呐,注意,因着信,亚伯看见了启示,异象,带来活的、流动的血;因为生命在血中。[利17:11]生命也在花梗里,那是没有感觉的植物生命(希望这点能渗透到心里)。

因着信心,亚伯持守这道;因着信心,不是因着智慧,是因着信心,他看见那是性,是血。血细胞来自男性;男性的精子里有血细胞。血红素、血,来自男性。亚伯知道,使他们被赶出伊甸园的不是苹果、桃子、土豆,或其他的什么;导致犯罪的,是性的血,所以亚伯献回了血祭。因着信,他这么做了,不是因着智慧。既然整本圣经,神的整个教会都是因着信心建造在神的启示上的,那人还怎么能藉着智慧明白这点呢?“我要把我的教会建造在这磐石上。”[太16:18]看到吗?
“哦,”他们说:“肯定的,我们相信这点。”那么,在这些形式里,基督的生命在哪里呢?基督的生命在哪里呢?
160

第二。你们要记下一些经文吗?瞧?生命在哪里呢?如果他们说:“哦,我们信,我们信,我们信。”

如果你信,那么耶稣说:“信的人必有(不是可能有,而是必有)神迹随着他们。”耶稣说:“人若信我,我所做的事,他也要做。我所做的事,信我的人也要做。”[约14:12]他不是在开玩笑,信他的人也要做。怎么会做得到呢?因为基督里的生命也在你里面。它不会生出任何智慧;也不会在智慧里生长。它必须否认智慧而接受信心。是对道的信心,不是对道的智慧,是对道的信心。
161

撒但对道的智慧,比所有的传道人、祭司等加在一起还多。它有更多的智慧,但它不可能有信心。信心会使道活起来。信心会使他悔改,使他离开他的组织。但他有智慧,所以就死守住智慧。是的。

但因着信,亚伯看见那是性行为,就献上了血,生命的血;神也悦纳了。
162

呐,《提摩太后书》2:3说(这道现在也临到他们,虽然是落在不好的土里,你明白):“他们有敬虔的外貌,却否认神的大能,圣灵的大能(《提摩太后书》3章,如果要记下来,很好),有敬虔的外貌。”

圣灵的永生记号,他们却否认了。“人们不该说方言。不!没有像神的医治、圣灵的洗这一回事。那些是给使徒的。”有敬虔的外貌。
保罗预言说:“末世,末日这些事必要发生;”不是在他们那个时代。“圣灵明说,末日,末后的日子,必有人离弃信心”等所有这些事。看,就是这样:有敬虔的外貌。
163

呐,圣灵的永生记号怎么能在教会的尘土里生长呢?那里根本没有灵的水。瞧?它无法在宗派的乐趣、智慧和嬉闹的田地里生长。永生神的神迹奇事怎么可能在一个举止不像个女士,连起码的端庄都没有的女人身上生长呢?我要问你们这个。道怎么可能在一个站在讲台上,但为了一点饭票或某个宗派的好处,就绕过神真理的男人身上生长呢?属灵的迹象还怎么能随着他呢?不可能的。

164

怎么可能?他怎么可能在一个带领自己的宗派,脱光了衣服坐在岸边的传道人身上生长呢?那天晚上,昨晚,我经过某个地方,在某个教区,那里在举行一场大型狂欢舞会,举止失常。圣灵的果子怎么能在那样的地方生长呢?那是在教会的石头地上(没错),不是在要被人取笑、嘲笑的逼迫的山谷里。

165

百合花要劳苦。你们记得不久前我的一篇讲章,几年前我讲了“百合花先生”。它在劳苦。耶稣说:“它怎么劳苦,也不纺线,然而我告诉你们,就是所罗门极荣华的时候,他所穿戴的还不如这花一朵呢。”[太6:28-29]那百合花努力使自己美丽。为了什么?只是为了发出香气,让过路的人[原注:伯兰罕弟兄发出嗅的声音]闻到香气。蜜蜂飞进它的花中,从它吸取蜜;它只是白白地给出去。劳苦地做这事!哈利路亚!那是真正属神的人:百合花牧师,百合花牧师先生(是的,先生),在神的道上劳苦,脸伏于地,向神哭喊:“神啊,我看不出这经文适合用在哪里。”它必须藉着道而来。当你明白它,神把它给了你,然后就白白地给出去;不是要有大型的奋兴会,“如果你保证我得到几千美元,我就来,”而是白白地。“即使是在廷巴克图,或在别的地方,神啊,你要我去哪里撒种,我就白白地给出去。”哈利路亚!

166

耶稣说:“所罗门极荣华的时候,所穿戴的还不如这花一朵。想一想百合花。”可怜的小家伙不得不受苦,任劳任怨,被人取笑、嘲笑,所有的大教会把他踢出去,叫他各样的坏名,但他还是持守那道,昼夜劳苦,躺在谷中。瞧,他所在的地方,使他能从溪水中吸取到水。劳苦,为了什么?把它给出去。“你们白白地得来,也要白白地舍去。”[太10:8]是的,先生。哦,它怎么能在教会的那种石头地里生长呢?

167

该隐的儿女是有智慧的、懂科学的。现在,看一下他儿女出现时的样子;我们来看一下他们。该隐的儿女,他们是什么人?建筑师、发明家、伟大的科学家。他们有智慧。瞧?他们建造房子,打造铁器,把东西放在一起冶炼。[创4:17-22]他们是科学家,精明、受过教育、虔诚。但那种智慧的产物产生了什么呢?整个人类的死亡,因为神的审判降临了。对不对?这群人做了什么呢?制造了死亡。尽管他们拥有一切的智慧与精明,但结果呢?他们都死了,每个都受到神的审判,灭亡了。这是真的吗?神那么说的。他们精明、受过高等教育、优雅、虔诚、极其华美、精明、受教育,依靠他们的智慧,把整个人类都杀了。

168

他们现在也在做同样的事。这些原子弹等,这些精明的科学家搞出来的东西等,将要毁灭整个人类。他们现在搞出来的核辐射,会把你的眼睛烧坏,使你得癌症等等。那些东西足够泄露到海洋里,人们再也找不到它们。他们说,它一发射出去,将毁灭整个世界。人身上的肉都会被烧毁。难怪圣经说:“空中的飞鸟要吃首领的肉,”等等,都因辐射和别的东西,就腐烂了。

他们用自己的聪明智慧在做这些事。聪明,智慧,正是这些导致死亡的来临。要单纯,相信神的道而活着。接受你的智慧,就是死。是的。末日,有收割;他们灭亡了。
169

瞧,亚伯的儿女是谦卑的,是农夫、牧人(就是牧师,你知道),牧人、农夫,是谦卑的,没有声称是聪明的,他们只是持守这道。到了末后,他们产生了什么呢?一位先知,是的。一位先知,为了什么?末日的迹象。

当时,挪亚站在那门口,建造那方舟,他说:“要下雨了。”他被称作狂热分子,但他是先知。阿们!他做了什么?给那些相信的和想要逃脱的人带来了救恩。正是那个谦卑、没受过教育、相信真道的族类所带来的。其他人相信知识,给整个人类带来了死亡。谦卑的人以信心成就了什么?带来了救恩,主的先知,主给了他们一个迹象:末日已在眼前了。
你们以为那些受过教育的人会信吗?他们嗤之以鼻,走开了,说:“雨从哪里来?科学向我证明了空中根本没有水。”那些科学家,一群自作聪明的家伙,试图以科学证明没有神,试图……
170

那张照片拍下来时,真使他们都跳了起来,再也坐不住了。他们不能明白,说:“是某种光射入了镜头。”那是他们自己的科学仪器,照相机,拍下了它的照片。就像乔治·莱西说的,他说:“先生,这台相机拍不到心理学。是光射入镜头,就在那里了。呐,它是什么,我无法告诉你,但它在那里了。我要在照片上签名。”他签了名,你们都亲自拿到了。是的,先生。那是联邦调查局做的。瞧?

171

在末日,我们的神不会留下一块石头不被摇动的,借此显明这个世界无法站立得住。智慧和知识一直在增长,喷气飞机像苍蝇一样在空中穿梭,在水底打仗,各种各样的败坏,活在罪恶中,试图造出某个能防卫自己的东西。只有一样东西,就是神的义,才能站稳在方舟的门口。

172

谁是门?基督说:“我就是羊的门。”[约10:3-7]正如在我的讲题里所读的,“我的羊听我的声音。羊不跟着生人。”你决不可能在那些组织里扭曲一只羊。他绝对会出来的。“我把他们从羊圈里带出来,我要带领他们。我在他们前头走。”阿们!他说:“他们认得是我。无人能像我那样行走。无人能做我所做的事。”阿们!

“拉比,现在我们知道你是由神那里来的,因为你所行的神迹,若没有神同在,无人能行。”[约3:2]没错。这是尼哥底母所承认的。这就是了。
173

那个谦卑的族类产生了一位先知,亚伯的儿女在末日产生一位先知,那先知显出了末日的迹象,发出了警告。我想,现在也差不多一样。“圣灵向众教会说的话,凡有耳的,就应当听。”

所以,你看,生命之道的种子不可能在那样一种智慧的气氛里生长。根本不可能。
174

摩西和约书亚对道有信心。而其他人,可拉,想跳舞,叫女人脱掉衣服。为什么?靠他埃及的智慧。摩西不要那个。看看今天的那些可拉,走一条容易的路,跳舞、整夜的派对、女人剪短发、穿短裙,等等。“没有什么两样的,没什么关系。”不是没关系!道说那是不对的,道才是对的。是一样的。瞧?

175

虽然他们每个人都受洗了,每个人,可拉和所有人都受洗了。这又表明了是那一类的教会。你说:“他们都受洗了吗?”《哥林多前书》10:1-2,我们来读一下。我知道时间晚了,但晚饭不会煮糊的。这顿晚饭会多延续一会儿,若是主继续喂养我们的话,瞧?《哥林多前书》10章,现在看这里。我翻到了《哥林多前书》10:1-2。(不,我翻到了《哥林多后书》。)《哥林多前书》10:1-2。

1弟兄们,我不愿意你们不晓得,我们的祖宗从前都在云下,都从海中经过,
2都在云里、海里受洗归了摩西。
176

可拉也受了其他人所受的同样的洗,但他想做什么呢?任凭女人去跳舞,喝一点酒,玩一会儿,脱掉她们的衣服,行奸淫,等等。你知道圣经说他们做了那事。他们带了那些女人,脱掉她们的衣服,让她们跳舞,做类似的事;摩西对他们感到愤怒。你们记得那个时候吗?为什么?他们有可拉博士在一块,他有智慧。他说:“我要带你们回埃及。”这也是他们要去的地方。但是弟兄,摩西,当他下去时,就不一样了!他和约书亚持守了那道。神给了一个应许;他们就持守住。是的。

其他人想跳舞,想脱掉衣服,都是因着可拉的智慧;他们都在一个海里受洗了。
177

以色列和摩押。哦,我曾经讲过了这个。我们不提这个了,我得快点。好的。以色列和摩押。你知道那里发生了什么。这个也一样好,有智慧,是很大的宗派;而另一个是小型、跨宗派的。

178

后来有一天(结束前,现在我要讲一下这点),有一天,这两个伟大的源泉,或力量,在神的道上相遇,摊牌了。现在,我们要讲到高潮了。我们可以回头看,我可以举出一打的……我可以站在这儿讲它一个礼拜,但即使这样,也还连皮毛还没触及到呢。我本来可以在这里证明我正在讲的,但我希望你们明白了。瞧?

有一天,到了一决胜负的时候,智慧与信心到了一决胜负的时候:耶稣和撒但相遇了。没错。耶稣和撒但相遇了;这两个伟大的力量;智慧与信心到了一决胜负的时候。瞧?
呐,他们两个都使用道。对不对?(哦,弟兄,对我来说,这点真好!现在不要错过了。哦,我说:“求神打开我的心。”)他们两个都使用神的道,同一本圣经。但道不会在没有悔改信主的通道里工作的。肯定不会的。当然不会。他们两个都使用神的道。但撒但是凭着头脑的知识使用道,瞧?头脑的知识,这没有用。
179

我这里有一节经文,我读一下,你们介意吗?让我们翻到《希伯来书》4章,快快看一下。我想读这节经文;对我来说,它看起来太好了。《希伯来书》4章,让我们翻到《希伯来书》4章,从1节读到2节。

1我们既蒙留下有进入他安息的应许,就当畏惧,免得我们中间或有人似乎是赶不上了。
2因为有福音传给我们,像传给他们一样,只是所听见的道与他们无益,因为他们没有(知识?智慧?)信心与(信心与什么调和?)……与所听见的道调和。
180

即使你拥有所有的道,从头到尾的认识这道,它也不会对你有用的。你有见过人拿着道,想要让他工作,说:“弟兄,荣耀归与神。”但那没有用。神的道不是让你玩的。不,不可以!不,不!不管你承认什么,道都为自己作见证。不管你声称什么,道都会作见证的。没错。

呐,撒但从头到尾晓得这道。可是,你知道吗?我能想象,如果他得到学位,有足够多的头衔,列出来可以写上四、五页纸。博士、牧师、长老、哲学博士、文学博士,什么头衔都有。他的学位会在那本圣经上的。他晓得道的每个字。肯定晓得的。瞧?
181

所以,撒但说:“呐,我晓得这道。”我知道它晓得神的道,因为它去到了夏娃那里。它是靠头脑的知识得到的,但这没有用。耶稣是因着他被预定的生命,藉着对神话语启示的信心而晓得这道的。荣耀!希望这点直接渗透到你们内心。耶稣本知道他是谁!可撒但不知道。耶稣知道他是神所预定的创造物,是神本体在他里面的彰显。不是他做那些事,乃是住在他里面的父做的。阿们!任凭魔鬼带着它一切的神学满天飞吧。

182

耶稣……撒但晓得的,它晓得这道。呐,它引用起经文来,伙计,它就像一本会走路的圣经,就像这样来引用经文。瞧?[原注:伯兰罕弟兄重复地打了几个响指。]但耶稣只是站在那儿,因为他知道他站在哪里。他知道他是预定的,是创世以前被杀的羔羊;他知道他就是那一位。哦,弟兄!“凡有耳的,就应当听。”他知道他被预定要那样做,他是这样晓得这道的。瞧?它就起作用了。肯定的!撒但靠智慧晓得道,它失败了。它与耶稣引用同样的道,同一本圣经。它引用了《诗篇》。撒但说:“他要为你……经上记着说:他要为你吩咐他的使者用手托着你,免得你的脚碰在石头上。”[诗91:11-12;太4:6]

耶稣说:“经上又记着说。”瞧?
183

撒但是靠知识晓得道。耶稣是靠经历晓得它;藉着启示晓得它。他知道他是神的儿子,就是那要临到世界的。他知道他的立场;他知道他生到这个世界是为了那个目的;那就是神的道能藉着他运行的原因,因为他知道他是谁。荣耀!(你们明白了吗?)他知道他是谁!撒但在背地里也知道它自己是谁,也知道它的智慧与这道无关,因为道就是神。你们明白了吗?

184

呐,如果耶稣知道他是谁……他是所预定的在时间里的造物。你们信吗?耶稣,指这身体,他知道他是所预定的道,是那一位神,要在那天立在那里作赎罪祭的;他知道他的对手(正如前几个星期天我传讲的),他知道他的对手,他知道自己是谁;因此,这两个巨大的力量,知识与信心,碰在了一起。耶稣知道自己是谁。撒但跟耶稣一样也晓得圣经,但道对撒但没用,瞧?不管你拥有多少知识,都没有用。

呐,回头来看一下这些大组织。思想一下!他们说:“瞧,我们拥有道。”让我看看它的运行。你们天主教徒,你们说你们是原本的。让我们看一看。指给我看你的行为。你将你没有信心的行为指给我看,我便藉着我的信心指给你看我的行为。[雅2:18]瞧?看看道说了什么。
185

你怎么可能种下一粒种子却看不出它是什么呢,如果它能生长的话?你种一粒玉米种子,如果它在生长,会不结玉米吗?你种一粒土豆,会不长土豆吗?你种一朵花,会不开同样的花吗?那么,如果你撒种,神的种子在你心里,就必结出那种子来。耶稣说:“他若信我,就必做我所做的事。”人若说他信这道,而这些事没有随着他,他就是说谎的,“我所做的事,信我的人也要做;并且要做比这更大的事,因为我往父那里去。”[约14:12]瞧,这很强烈,但不会击中打滑的地方,滑到某处的石头地上。它会落在山谷里,让风刮不走它,飞鸟吃不到它,它就生长。将它藏在你心里。

186

大卫说:“我将你的律法藏在心里(没有一个宗派能把它夺去,飞鸟叼不去);我将它藏在这里。我昼夜默想它。它们写在我的床头,不管在哪里我都带着它。把它戴在指头上,它们在……”

耶稣说:“你的名在我手掌上。”所以,它怎么会被忘记呢?不可能的。呐,是的。
187

那么,如果耶稣基于信心打败了撒但,知道自己是谁,他是预定的创造物(你们准备好了吗?),耶稣基督预定的新妇现在又会怎么样呢?你们相信新妇是预定的吗?现在,基督预定的新妇,教会,道的种子,带着神应许要放在教会里的一切,现在都放在了新妇里;都在新妇里了。一切都就绪了,圣灵已经赐下,种子已经撒下,夜晚的光已经照耀,耶稣所应许的所多玛的迹象就在这里,还有《玛拉基书》4章,一个预定的教会。哦,魔鬼……

188

永生神的教会啊,这里的还有听录音的,你们知道自己站在哪里吗?你知道你是被神呼召,有圣灵在你心中作王,神的每句话对你都是真实的吗?哦,弟兄,撒但怎么可能抵挡那个呢?它怎么可能阻止道的生长呢?它怎么可能使那些神迹不随之而来呢?瞧,你可以把他们投在监牢里,如果可以的话。我不在乎你怎么做,他们确实都尝试过了。他们在监牢里腐烂了;喂狮子,被锯锯死,被烧成碎渣。但你杀不了它(是的!),那教会是预定的。“他预先所知道的人(就像神知道耶稣一样),就召他们来;所召来的人又称他们为义;所称为义的人已经叫他们得荣耀、被预定了。”[罗8:29-30]呐,在末日,种子撒下去了,一切就绪(世界就绪了,时间使之成形,教会也就绪了,种子,晚上的光);各种迹象;就像主说的:“正如所多玛的日子那样。”(神的使者,圣灵降下来,行他当时所行的各种迹象。)《玛拉基书》4章应许说,在末日他要差遣所应许的;我们看到所有这些都在这里了。哪里?在哪里?

阿们,阿们,阿们,阿们,阿们! 你爱他吗?阿们!(肯定的!)
就在这里,在末日,一个预定的教会,必知道他们站在哪里,撒下了种子,圣灵在教会里。撒但,要小心了!
189

发生了什么?(再一会儿。)发生了什么?带来一切对道的应许,就是《玛拉基书》4章的应许。

当撒但遇到耶稣的时候,它做了什么?它带着所拥有的教会力量向耶稣扑去,“我也认识这道,”向他扑去。它所拥有的那种宗派尘土,我们把道撒在了它身上,但里面根本没有生命。撒但飞跑了吗?它逃跑时比扑过来时要快得多,为什么?它撞上了那条一千亿伏的电线,羽毛都烧焦了。撒但从他面前逃跑了!撒但逃离了他,因为那条电线里有电压。
190

记住,撒但也有一条电线。但不管电线用的是多么好的铜线,如果它里面没有电流,就是死的,是不流动的。同样的电线,一条从发电机得到能量,另一个根本没有连接。没错。这就是为什么在预定的器皿里它能运行;这就是为什么道会做工,它在那里连接上了,连在哪里?连在宗派吗?不,先生!那是一个死的插座,有敬虔的外貌,却否认神的大能;而是要与道连接,永不废去,每次都能产生同样的大能!这就是连接的地方。荣耀!

阿们,阿们! 你爱他吗? 你要事奉他吗?阿们!
肯定的。不是与某个组织挂上钩,而要与发电机挂上钩。弟兄,我告诉你,它会起作用的,因为与同样的道挂上了钩。
191

摩押挂上了钩,以色列也挂上了。摩押什么也没有,只有一堆死信条和一个假先知,而以色列有一块受击打的磐石;一条铜蛇、火柱(哈利路亚)、永生神的迹象。绝对没错,它起作用了。为什么?它建立在信心上(是的,先生!),不是在知识和一些人为的信条上,而是在对道、道本身的信心上。生命来自道。“我的话就是生命。”[约6:63]那电流通过道来。撒但很快就离开那里了。它的神学灰尘在那里没有什么用处,撒但的电线里没有电流;是死的信条。它没有电流。呐,看,是同样的电线:耶稣使用父的道,撒但也使用父的道。撒但是撒但;耶稣是神。差别就在这。那是真的。一个是信条,另一个是道。一个是真的,另一个是假的。一个能结果,另一个不能结果。你们明白了吗?同一类的电线,绝对没错!同样的电线:《希伯来书》2章,我们刚才看了《希伯来书》4:2,刚念过了。瞧?

192

就像宗派的,像宗派所说的,靠着智慧,瞧?靠着智慧,宗派这样说:“电流的日子过去了。”

你爱他吗?阿们! 你事奉他吗?阿们! 你相信他吗?阿们,阿们,阿们!
我相信他。是的,先生。“阿们”的意思是“愿它如此”。主啊,今早我的祷告是:把这里的每个信徒都带来,放入那电流里。哦,把生命放在他里面。让他嗡嗡响,发出神的荣光。是的,先生。要接通电流。
193

你知道我相信什么吗?种子已经撒下(你们相信这点吗?),是为了那伟大的教会,就像电线已经铺设在整个建筑物里,每个插座都被道试验了(哦!),每个出口都被道试验了。“有火炼的试验临到,不要以为奇怪,它是要试验你们。”[彼前4:12]如果那里有一点短路,接了地,就会烧坏整个开关。神不要他的教会有那些事。末日不会有开关烧坏或保险丝烧断。不会的,先生!他回来了,把教会焊接在那里。是的,先生。好的。每盏灯都挂在原处。唯一等候的事,就是让主人回来,打开道的开关(是的,先生!)。肯定的!弟兄,它可能就是现在。如果你需要医治,摸一下开关就行了。你当做的就是这些。如果你有一条真正的电线,如果你接地了,如果你的线接地了,与耶稣相接的线路断了,我告诉你怎么做。阿们!没错。

194

呐,宗派的智慧说神迹的日子过去了,那电线里没有电流。但信心知道得更清楚;他们感觉到了,看见它在运行。他们知道它亮了,知道它要做什么。

信心是那电流,电流,灵;而智慧是宗派的形式。撒但想要试探耶稣,使他远离对天父话语的信心。这就是它所做的事。它想要显给耶稣看它在地上的大型教会组织,但它试探不了耶稣。“过来加入我的教会,我就让你做主教,管理这一切。”
耶稣说:“经上记着说。”是的,先生。撒但试探不了他。不可能,先生!他胜过了试探。
195

因为耶稣就是道。他知道他自己,他相信他就是道,就像摩西。瞧,摩西知道他是谁。摩西知道他是神的仆人,知道他被神呼召,知道他要做什么。故此,他不惧怕撒但说什么。撒但想要试探他,要把他吓跑,但摩西知道他站在哪里。没错。

呐,我得快点了。我一页又一页地跳过了。
196

保罗(结束前我想在这里讲一件事),保罗向他那部分的新妇讲明了,他要献上(保罗要献上那部分新妇,你相信这点吗?),论到智慧或信心,保罗向他那部分新妇讲明了,就是末日他要献给耶稣基督的。我们来读一下。请你们翻到《哥林多前书》4章,《哥林多前书》4章。我们来读一下,一会儿我们就结束,若是主愿意。《哥林多前书》4章,我要从18节读到20节。好的,就在这里。

18有些人自高自大,以为我不到你们那里去;
19然而主若许我,我必快到你们那里去;并且我所要知道的,不是那些自高自大之人的言语,乃是他们的权能。
你知道,需要……呐,罗马教会已经开始钻进那里,开始钻进来了。瞧?他知道……你知道,圣经说:“他们从我们中间出去,因为他们不是属我们的。”[约一2:19]你瞧?没错。
20因为神的国不在乎言语,乃在乎权能。
197

瞧?不在乎言语,不只是说:“哦,我受过教育。弟兄,我比你受过更多的教育。我是神甫。我是……”那跟这没有一点关系;跟你说自己是一头猪或别的没什么两样。瞧?跟这没有一点关系。瞧?魔鬼也有很多的知识。瞧?好的。瞧?

20因为神的国不在乎言语,乃在乎权能。(瞧?)
21你们愿意怎么样呢?是愿意我带着刑杖到你们那里去呢,还是要我存慈爱温柔的心呢?
198

呐,第2章(我要讲完这点,一会儿就结束),第2章(往前翻一页),我们从1节这里读起。呐,看看保罗说什么,他在告诉新妇什么。他要把这部分新妇献给基督,所以,他要他们知道。呐,记住,保罗本来有某种的聪明。他是聪明的,但他说他必须忘掉它。他本来有各种学位,受各种教育,但他必须忘掉(呐,看!),为了学习基督。

1弟兄们,从前我到你们那里去,并没有用高言大智(瞧?我没有带着智慧去)对你们宣传神的奥秘。
199

“呐,我是某某博士,我有各种……我们在某某神学院受教。”不,不!保罗说:“我并没有那样带着智慧到你们那里去。”呐,我的题目是什么呢?智慧对信心。瞧?保罗说:“我并没有带着智慧到你们那里去,用智慧向你们见证神,说:’呐,看这里!我告诉你们,我们在神学院里学到了,说,神迹的日子过去了;我们在神学院里学到了,说,这些事其实不是这个意思。’”他说:“弟兄们,我并没有那样到你们那里去。”呐,他怎么说的呢?

2因为我曾定了主意,在你们中间不知道别的,只知道耶稣基督并他钉十字架。
3我在你们那里,又软弱,又惧怕,又甚战兢(我在你们那里)。
4我说的话,讲的道,不是用智慧委婉的言语,(啊?正如布斯·克里本说的:“喂,谁在叩门?”我并没有带着某个神学院的智慧到你们那里去。)乃是用圣灵和大能的明证,
5叫你们的信(f-a-i-t-h)不在乎人的智慧,只在乎神的大能。[原注:伯兰罕弟兄吹口哨。]
阿们!你们相信吗?“叫你们的信不在乎某个组织的智慧,只在乎神的大能,对神的大能有信心。你们的盼望不是……”
200

这两个源泉从伊甸园以来就在争战:神的信心与撒但的智慧争战。在各个时代,神都证明它不能混杂,必须分别出来而生长。

呐,我要快点对每一点讲一两句,把我这里记的几点讲一下。
以扫和雅各是个完美的预表:他们两个都虔诚,是双胞胎。以扫是教会的预表。他是个精明的人。他有良好的道德立场和类似的东西,但他认为这个长子的名分对他没有一点用处。然而雅各不管做什么,反正他必须要得到那个长子的名分。只要他们还在一起,就不会有什么结果。对不对?一个与另一个争战。你们明白了吗?阿们!神说:“你们务要从他们中间出来,与他们分别,不要沾不洁净的物,我就收纳你们。”[林后6:17]瞧?
雅各在神祝福他之前,必须将自己从他宗派的兄弟中分别出来。神也是这样告诉过亚伯拉罕。以色列和摩押。以色列的四百个先知站在米该雅面前,米该雅将自己与他们分别,得到主的道,带着道又回来。摩西和可拉也是这样,不能混杂,他们必须分别。对不对?
201

亚伯拉罕与罗得。罗得是个虔诚的人,预表形式化的教会。但只要罗得与亚伯拉罕在一起,他与亚伯拉罕同行了好多年,但神不能祝福亚伯拉罕,直到他完全顺服神,与罗得—宗派教会分别出来。当亚伯拉罕一分别出来,独自行走,神说:“亚伯拉罕,现在起来。往东西南北看,它们全都是你的。”[创13:14-17]但亚伯拉罕未完全分别出来之前,神不能成就这事。绝对没错。

202

神还不能祝福塞特,直到他把塞特与该隐分别出来。神给该隐做了记号,打发他去了挪得地,该隐靠他精明的智慧成了科学家和别的东西,种植了一大堆那样的东西。塞特因他的义、爱和对神话语的信心,种植了庄稼,生出了一个先知,警告末世要来(没错),救了每个信徒;而智慧把每个人都给灭了。他们每个人都死了。每个人,不管他们得到多少心理学学位和别的东西,他们都受到神的审判,灭亡了。

203

真正从神的灵重生的,相信神的每一句话,并站稳在它上面,除此之外的一切都要在神的审判中灭亡。当你看到那些人走在街上,一扭一摆的,所有这些东西都那样,像那样举止失常;记住,它什么也不是,只能作神审判的炮灰。它必腐烂,必定会的,注定要这样。女人,醒来吧!

204

我有个小见证,但没有时间讲了。不久前,加利福尼亚有个小姑娘;那时我正在路上行驶,等候人叫我进帐篷。有个小不点跑到那里(真是羞耻!),无疑是个漂亮的小姑娘;她从那里经过,一扭一摆的,戴着小牛仔帽,穿皮靴,挂着缀子,一扭一摆地走在路上,每个男人都向她吹口哨,挥手,所有人都那样。我想:“我真该停下来,”(如果我不是传道人……美达也在身边,我就会。)我说:“看,姐妹,我要告诉你一件事。你可能很漂亮,你也能证明这点。瞧?你可能会使汽车打滑、刹车;你在这里扭来扭去,男孩子像狼群一样吹口哨;但有一天,那个身体,臭虫和虫子要爬进去把它吃掉。可能六个星期后就会那样,烂掉,躺在那边坟墓里;你里面那个喜欢别人贪恋你的魂,将来要世世代代住在魔鬼的地狱里。”

205

摩西与可拉;罗得与亚伯拉罕;施洗约翰与税吏;耶稣与他那个时代的宗派教会。瞧?信心对智慧。

瞧,那些祭司可能会站起来,说:“瞧,我们……”
他说:“是的。”
“我们有这个作我们的祖宗。我们做了这个那个。”
耶稣说:“是的!你们承接遗传,废了神的诫命,将人的吩咐当作道理教导人。”[可7:7-13]
他们说:“哦,你是谁,来教导我们?你来自哪个学校?”
耶稣说:“我所做的事为我作见证。我若不行弥赛亚的事,你们就不必信我。我若行了弥赛亚的事,你们就会知道;你们相信这些事,”又说:“这些事为我作见证。我若不行这些事,你们就不必信。”[约10:37-38]
过去,他也与那些带着智慧、属宗派的人争战过。耶稣有信心。对什么的信心?对他是谁的信心,他是神的儿子。瞧?是的。
206

圣徒马丁与罗马教会,在改教的时代,我是指在他们陷入异教之前,罗马开始进入了罗马教会,马丁站在那里,反对天主教会的那个教条;行了神迹、奇事和异能,他的教会和所有信徒都说方言、说预言,行了大事,神的能力与他同在。他叫死人复活,医治病人,行别的事。那个天主教会在那里,那样反对他,试图把他烧死,等等。那是什么?智慧对信心。

现在也是一样。让我们听听这一切的总结。《撒迦利亚书》4:6,这里是我要结束的地方。圣经说:“不是倚靠势力,不是倚靠才能,乃是倚靠我的灵,方能成事。”主说:“不是倚靠智慧,不是倚靠知识,不是倚靠宗派,我要用我的灵做什么呢?给我的道供应能量。”
207

门徒有道撒在他们里面,然后圣灵来给道供应能量。瞧?主说:“不是倚靠势力,不是倚靠才能,不是倚靠智慧,不是倚靠知识,不是倚靠这个,倚靠那个,乃是倚靠我的灵,我要给我的道供应能量。乃是倚靠我的灵,方能成事。”这是信心之道的水,给神的道供应能量,并使它运行。

208

哪个会赢?当然,现在看起来智慧会起作用;但它赢不了,赢不了。现在看起来,那相信神全备之道的教会肯定是少数人。但你们不要担心,圣经说:“你们这小群,不要惧怕,因为你们的父乐意把国赐给你们。”[路12:32]没错。瞧?不要惧怕,只要持守住信心,持守住道。不要偏离道,要持守这道。

你爱他吗?阿们! 你事奉他吗?阿们! 你相信他吗?阿们,阿们,阿们!
我们来唱。
你爱他吗?阿们! 你事奉他吗?阿们! 你相信他吗?阿们,阿们,阿们! 你爱他吗?阿们! 你事奉他吗?阿们! 你相信他吗?阿们,阿们,阿们!
哦,我爱他,你们呢?它是什么?因着信心,不是因着智慧,我们因信得救。对不对?主说:“不是倚靠智慧,不是倚靠知识,乃是倚靠我的灵,方能成事。”
209

呐,让这些浸透到那个教会里,那铜线是导体。呐,铝线不是导体(瞧?),它不是。不!橡胶管不是导体,它是绝缘体。木头也是绝缘体。我们不要任何的绝缘体;我们现在有太多的绝缘体了,它导致了隔离。所以我们……我们要……我们要导体,就是相信神话语的重生的男女。

210

呐,发电机是怎么说的?“你们奉我的名向父求什么,我必成就。”[约14:13-14]呐,你怎么做呢?插上电源。阿们!对不对?只要插上电源。你所要做的就是这些,电流就会通过电线来到。然后怎么样?道就开始生长。

“他要像一棵树栽在溪水旁,叶子也不枯干,凡他所做的尽都顺利。恶人并不是这样,恶人并不是这样。”[诗1:3-4]呐,这里不是说罪人,而是恶人。瞧?恶人就是声称是好人却对它不敬虔的人。你瞧?没错。
恶人并不是这样;他们不能与义人站在审判中。不能,先生,他们当然不能。所以,时间要到了。种子撒下去了。那些预定的人,预定是唯一的方式。
211

现在,我可以引《启示录》12和13章,向你们证明只有那些……圣经说,这敌基督从地中上来,要迷惑一切(一切的)住在地上拥有这些宗派和信条的人。他要迷惑凡住在地上的人,每一个人,除了那些在创世以前被预定的人以外。所以弟兄,对此你什么也不能做,只能大声喊:“阿们!”哦。我爱那个。是的,先生。

你爱他吗?阿们! 你事奉他吗?阿们! 你相信他吗?阿们,阿们,阿们!
我要你们,你们所有人在这里练唱一下这首歌。我喜欢这首歌,你们呢?这是我们凤凰城大会唱的歌。哦,我爱它,我爱它。让我们再唱一遍。
你爱他吗?阿们! 你事奉他吗?阿们! 你相信他吗?阿们,阿们,阿们!
212

哦,你们可以继续唱下去。你知道吗?“你敬拜他吗?”所有的人,不停地反复唱。我们在凤凰城开始唱这首歌,好像要把那地方给撕碎了。是的,先生。阿们,阿们,阿们!

今早你插上了电源吗?阿们! 打开开关!阿们! 你有电流吗?阿们,阿们,阿们! 现在,它要生长。阿们! 结果子。阿们! 你把它显明。阿们,阿们,阿们!
哦,那岂不奇妙吗?很抱歉,一直留你们大家在这里,但我自己真是过了一次禧年,美妙的时光。是的。
213

下个星期天,凡在这附近的人,呐,我会上利特菲尔德弟兄那里去传一点道,或许拿我在这里讲的一点道,像那样撒在神之会的会众中。我可能讲一些在这里讲过的内容。当然,欢迎你们去,但他们那里有个很小的教会,能坐1500人。大约几年前,我为它做了献堂礼拜。那里可能会很拥挤,但我已经答应了利特菲尔德弟兄。他是个宝贵的弟兄,尽他所能地持守诺言。主若愿意,我会上那里去。这帐棚还有礼拜。你们附近的以及能来这帐棚的人,请过来吧。之后,再下个星期天,你们记住,阿根布莱特弟兄和罗尔弟兄要来这里。你们肯定会喜欢罗尔弟兄。好的。现在把聚会交给内维尔弟兄,看他有什么要跟我们说。愿主祝福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