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0319 末世迹象的种子

1

晚上好,朋友们。今晚很荣幸能再次来到提夫顿这里。这真让我有点大吃一惊;不久前,我告诉我们的好朋友威尔奇·埃文斯弟兄,当时我有点累,我说:“我要经过提夫顿去钓鱼;”我说:“我来的时候,会到那里的某个地方跟你见面,我想,我们可以举办一个茅舍祷告会。”他在这里……但我发现今晚自己来到了一所学校礼堂。

我讲道讲多了,喉咙有些沙哑。昨天,我讲了一篇很短的道,总共只有六个小时,像我过去所讲的一样长。呐,我不是在吓唬你们,今晚我不会讲那么长了,肯定不会的。但是由于有点沙哑,过来时……
2

很荣幸来到这里,见到这位好牧师,他做了这么好的介绍。我们总是很高兴见到大家。

弟兄刚才所表达的绝对是真理,我们能对它说“阿们”,因为在末后的日子,魔鬼如同吼叫的狮子,遍地游行,寻找可吞吃的人[彼前5:8],因为他知道自己的日子不多了。他没有多少时间可以这么做了,所以,他一定会趁着还有时间,来这么做的。
我喜欢这个小礼堂的布置;非常感谢学校的理事会,校长和那些如此友好地让我们使用礼堂的人;因为有你们这些好人在这里合作,这么快聚会就都安排好了。有人在门口摆了一块写着“欢迎”字样的擦脚垫,我在街上注意到了,瞧,那真是很好。我想就是这里的威利弟兄放的,我很感谢。
3

我想,主若愿意,也许什么时候我们可以过来举行一段时间的聚会,与这位好牧师和这里的其他人一道,安排一次连续四、五个晚上的聚会;我们可以充分地做宣传,把所有教会招集在一起,因为你知道,我们现在比世界历史上的任何时候都更需要彼此的合作,就是现在。那些真正的好信徒,我们彼此需要对方。所以,我……无论你去到哪里,只要与神的百姓聚会,那永远都是一个祝福。在任何地方,这都是一个祝福。

4

我看见这里有些小孩子,我刚才注视着坐在前排的一个小男孩和小女孩,很可爱的小家伙,才那么一丁点,就乖乖地坐在那里。我喜欢那样,孩子们……在孩子身上,有一些纯洁、甜美的东西,我喜欢这点。

呐,非常感谢你们今晚来这里。我想,今晚如果我们花上一点时间,撒一些主的道的种子,那肯定会很美妙的。
昨天,我传讲了六个小时的道,题目是“道的原本种子”。我们从《创世记》讲到《启示录》,来回地讲,录在了六个小时的磁带里:神的计划是什么;他是什么;为什么神说出的道是神的种子。圣经说(在《路加福音》),神的道就是撒种之人所撒的种子。
5

呐,我们知道,所撒下的任何话语在收成之前都必须先被浇灌。但如果雨落在地上,无论地里是什么样的种子,都会长出同类来,因为神在《创世记》1章11节说:“各样种子都要各从其类。”每一种东西……当雨水落下来(《希伯来书》6章),我们发现,当雨降到地上浇灌种子、滋润它时,它就结出果子来。但杂草和荆棘,和地里的植物都靠着同样的雨水生长;但凭着果子,就可以认出它们来。

所以,凭着圣灵的果子,就可以认出基督徒来;那就是主宰基督徒生命的东西,证明他是什么。圣灵的果子是:爱、喜乐、和平、信心、忍耐、良善、恩慈,圣灵里的耐心。这些果子藉着基督徒彰显自己。
6

呐,昨天,我们发现,在那里所撒的种子,不和的种子,那是……当撒但告诉了夏娃一个谎言时,就撒了一个不和的种子。我们也发现,不信神所说话语的一个字就导致了历来的每个死亡、一切疾病和所有的麻烦;只是不信一个字。夏娃没有完全相信神的道,她想要拿别的东西与它搀杂;但任何东西都不能与道搀杂。它必须保持原样,因为它是原本的种子。

神是永恒的,神就是道;“太初有道,道与神同在,道就是神。道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
7

呐,神与他的道是同一位,想想这点。我相信,某一天,神要来审判世界,不是藉着国会的法令,也不是藉着某个教会的法令,而是藉着他的道来审判世界。如果必须藉着教会,有组织的教会,哪个是对的呢?它们彼此各不相同。天主教与新教不同,新教与东正教不同,东正……瞧,我们每个都不同。它们哪个是对的?那样的话,我们的思想就总是乱的,人就不知道该怎么做了。一位公义的神,全地的审判官,他肯定会藉着它所赐给我们的某样东西来施行审判的。

8

呐,我在圣经里读到,“天地要废去,但神的道永不废去。”我在圣经里读到,无论何人在这道上加添什么或删去什么,就要从生命册上删去他的分;这道怎么写的,就是怎么个意思。许多人试图说,它被篡改过,被这样那样地改变过;我不相信那个,我相信必须有某个标准,使神可以藉着来审判教会或世界。必须要有某个标准,这标准不可能在教会组织里,因为它们也彼此不同,谁能知道该怎么做呢?但有一个标准,那就是神的道。我相信,神看守他的道。我相信,那道,圣经,与神的要求完全一致。这是神给他子民的道,这就是我相信这道的原因。我相信这道是一粒种子,那种子若撒在正确的土里,并由圣灵给它浇水,就会长出同类来。神所做的任何应许,神必成就。

9

当我们看见神医治一个人;几天前在我们教会,我说了,星期天我要在那里讲道(上个星期天,到现在一个星期了,从上个星期天到现在一个星期了)。他们带来了一个躺在担架上的小女孩。他们晚上在路上时就给我打了电话,说:“这女孩活不了了,”她的癌症很严重。大约十七岁……“她根本就到不了那里,在到那儿之前就会死。”那病例很让人同情,一个十七岁的可爱的小女孩。

为了对我的教会证明一件事,我根本没有碰那个孩子;我根本没有碰她。我走进去,她躺在担架上……当然,那里还有其他病人,但我很关心这孩子,我对她说话时,接触到了她的灵。她看起来是个很好的小女孩,我看不出有什么原因会使这孩子提前进入坟墓;那一定是魔鬼想要夺去她的性命。于是,我一点也没有碰到那个孩子,就带着神的道走到讲台上,持守住那道。这道即刻就医治了她,最后她就站起来,走了;现在没事了,跟其他人一样地生活。找不到任何癌症的痕迹,我甚至都没有碰她。
瞧,这道出去,她也相信这道,这道是神的生命,神的大能;是这道成就那事的;这道医治了病人。
10

那么,你说:“瞧,耶稣医治病人。”

他是道,他就是道。你接受这道,就是接受了耶稣,因为他是道。“道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我们相信这点,每一个字,不是吗?我们相信,基督是神的道的彰显;我们相信,他的新妇也一定是同一个道;我们相信,她一定要相信每一句话,并且在她里面拥有那道,因为她是这身体的一部分;她是身体,主是头。
耶稣受死后,从死里复活了,复活后坐在至高处,在至高神的宝座上;坐在至高者的右边,我们是他的代表。我们看自己是死的,藉着洗礼埋葬,与他一同复活,此时就在耶稣基督里与他一同坐在属天的所在中。这会使我们大家呼喊起来的,不是吗?想想这点。我们此时就是了,不是将要,而是现在。现在,我们就是神的儿子,现在我们就是神的女儿。不是我们将坐在那里,而是现在就坐在那里。
11

耶稣说,经文必须要应验,每个字都必须应验。今天,我们已经偏离得太远了;把自己跟信条等等的东西搅和在一起,以至到了放纵的地步,正如圣经说我们会做的,没错。

亚当在与妻子同房前,夏娃已经怀了那恶者的种子。她接受了魔鬼的谎言,试图要把它与神的道搀杂,便带来了死亡。从她生下的第一个孩子就带着死亡,从那以后,每个孩子都带着死亡。
耶和华的妻子,当神把她从埃及带出来、使她成圣、开始带她上路时,她做了什么?做了同样的事。耶和华要把他妻子带进应许之地;在上去的路上,她听从了一个名叫巴兰的假先知的话,然后她做了什么?“瞧,我们并没有什么不同,让我们联合在一起,成为一个家庭。”
12

这也是新妇与世界所做的事:用她的信条等东西与世界联合,否认神的道,说:“神迹的日子过去了,根本没有圣灵的洗这回事。”现在她在哪里?离了婚。耶稣的新妇做了耶和华的新妇所做同样的事,也是亚当的新妇所做的事。是的,绝对没错。圣经说,三个人的口做见证,句句都可以定准。有三个教会,三个新妇。她们都做了同样的事。

13

但面对这一切,仍然有一个神兴起的真正新妇,从每个出来一小点……每次改教的时候,都会有一定量的道传扬出来。每个世代都有它的时间,你注意到了这点吗?有一个神人出来,被神点燃,就会有一场大复兴席卷那地,然后怎么样呢?过后,他们很快就会拿过那人的想法,搞出宗派,引进信条,搀杂起来。她就死在那里,永不会再兴起,没错,过去一直是这样,也永远都是这样,每次都是。

14

但每个世代都得到了什么?它每次都有机会得到神新鲜的道,就像路德得到了因信称义;卫斯理得到了成圣;五旬节运动得到了圣灵的洗,看到吗?每个世代都有它的机会。然而,在那些伟大的改教家之后,人怎么做的?搞宗派、建组织,用信条搀杂在一起,这里一点,那里一点。一帮新的神学院学者带来一大堆心理学,就像夏娃那样,想找一些新亮光,与神的道搀杂在一起:死亡。这组织就完蛋了,在属灵上死了,绝对没错。过去一直都是这样的。

15

呐,信不信由你;你可能不这样想,但我今晚(若主愿意)要讲一个主题,叫“末时的种子迹象”。末时的种子迹象到底是什么迹象?在我们读这道之前,让我们低下头,与它的作者说说话。

今晚我想知道,我们低着头并认识到我们正生活在神儿子再来的影子下;我想知道,今晚是否有什么需要,想要让神知道你是真诚的,你心里有些事是要神来为你做的?只要向主举起手,说:“这是我,神啊,我需要这个,这个。”谢谢你们。
16

我们的天父,我们来就近你的施恩座,永远不要就近你的审判座。神啊,我们不想受审判,因为我们无法在审判座前站立得住。但我们很高兴,那里有一位为我们而站立,就是你的儿子,主耶稣。他曾在那里为我们站立,受了审判,叫我们可以有权利来到施恩座前。今晚,我们奉主的名来就近你。

他自己也曾说(他说的每个字都是经文,必定要应验),他说:“你们奉我的名无论向父求什么,我必成就。”我们知道那道是真实的,我们是奉耶稣的名近前来,祈求我们的天父从他慈爱的施恩座上赐给我们赦罪的恩典。
17

今晚,我们求他,因他能向我们显明他的道,让我们明白,向我们启示我们正在接近的这个时刻,因为我们不要像那不晓得自己要去哪里的人那样绊跌了。那不晓得自己要去哪里的人就绊跌了。你说我们是光明之子,我们必晓得自己要去哪里,好像拿着灯,一步一步地走。它不会照亮整条路,但会照亮我们所走的每一步。我祈求,父啊,今晚,当我们迈步走向这聚会时,愿我们能明白神要我们聚在这里的目的是什么。我祈求你,主啊,愿今晚在聚会中举起的每一只手,每只手后面需求的意图都得到应允。如果是为救恩,神啊,应允他们今晚接受救恩。如果是为家庭问题,求你解决那家的问题,主啊,赐下和睦。如果是为了某个忧伤的人,求你赐下怜悯,父啊。如果是为某人的病痛,让神医治的道今晚深深地沉入他们的心底,带出美好的收成来,明天就得到从神而来的健康。求你应允,主啊,垂听我们的祷告。

18

今晚,我们把这道连同我们自己和这些讲道内容都献在你的面前,愿你从中引出一段上下文,向我们启示我们该知道的事。祝福这些会众,祝福这个学校。今天,若有人说他们,一群跨宗派的人,要举办一个聚会,人们会冷漠地拒绝,但这位校长敞开了门。我们祈求,神啊,愿你祝福他,让他知道经上记着说:“这些事你们既做在这最小的一个身上,就是做在我身上了。”

“什么时候你有需要,我们没有服侍你呢?”
你说:“我要说,你们既做在这些人身上,就是做在我身上了。”
我祈求,天父,将来从这个学校里能出来大能、受恩膏的传道人。
我为这里的每个人和他们的牧师祈求,祝福他们的教会,主啊。愿在这社区的民众中爆发一次伟大的复兴,使多人得救;医治病人和受苦痛的人,使你自己得荣耀。我们奉耶稣的名求,阿们!
19

读一小段很特别的经文,你们回家后,我希望你们能把整章读完。《阿摩司书》3章7节,作为题目,实在很特别、不同寻常。但你知道,神行事都是有点特别、不同寻常的,以独特、神秘的方式行事,行出他的异能。《阿摩司书》3章7节:

7主耶和华若不将奥秘指示他的仆人众先知,就一无所行。
呐,我想用的题目是:“末时迹象的种子。”正如我刚才告诉你们的,昨天,我传讲了很多关于种子的事,因为它就是道。一切都是从《创世记》开始的,因为《创世记》的意思就是开始,或圣经里的种子篇。今天我们地上所有的一切,起源都是从《创世记》开始的。
20

呐,我们今天有一些不是从《创世记》开始的东西,因为它已经杂交了。任何杂交的东西都是假冒的,没有任何用处,它自身无法再生。任何杂交的东西都是人造的,自身无法再繁殖。

正如我常说的,我们拿牲畜的繁殖为例,就像,你拿驴子和母马来,它们会生出骡子,但骡子无法再繁殖自己。它不知道它的父亲或母亲是什么,它被混杂了。
21

我们拿今天的玉米来说,它杂交了。他们说,它的子粒更美更大,但它没有益处。你们看到《读者文摘》里所写的文章了吗?如果妇女继续吃鸡肉、牛肉和这些杂交的东西,从现在起二十年内,人类就不再存在了。妇女再也生不出孩子了,没错。杂交的,没有益处。

比如说玉米,杂交,搞出更大的子粒来,结果怎样?好的,如果你要吃那些大粒的玉米,但那玉米会怎么样呢?你把它种下去,无法再繁殖,没有用处,是死的。因此,任何不是由神的道起初所说出来的东西都是杂交的。
22

人也是这样远离了神的道,成了一个杂交的东西,只能死;它无法再生出同类的生命来。拒绝相信神话语的教会,是一个跟不合乎圣经的教条、信条和教义杂交的教会,这种教会无法生出圣灵充满的孩子,因为是杂交的,毫无用处。它可能更大,巨大的围墙、漂亮的长凳、巨大的教堂钟、舒适的座椅,但那没有一点意义,它在属灵上是死的,没错。它无法生出圣灵充满的孩子,因为它本身是死的。

23

呐,在这个主题上讲了六个小时,今晚又回来讲这同样的末时种子的迹象。呐,一切有智慧的人,如果他头脑没有问题,总会尽力找出在他前头的是什么;我们所有的人都想知道这个。“下一步我该怎么走?我从这里要去到哪里?”就像一个人要趟过溪流,他先踩在一块石头上,然后四周看看,要看下一步踩在哪里,因为他不能……他不能到处乱跳,如果他到处乱跳,就会把自己淹死,他必须要留意它去哪里。“我趟过这溪流后,然后去哪里?”我们大家都会那样。历代以来,人类一直在呼喊:“从这里要去哪里?”

24

英王……有天晚上(一个圣徒第二天早上要给他施洗),他们坐在火边,一个很大的地方,好像门廊一样。那里有个大火炉,或可以叫作壁炉,只是一个很大,超大的地方,有原木放在那里。那个圣徒要把神的事告诉王,一只小麻雀打断了他的讲道。夜间,小麻雀飞到暗处,飞到亮处,又从亮处飞出,飞进暗处。那个圣徒站起来,问王说:“那只麻雀从哪里来?又去到了哪里呢?”

那也是我们想知道的:我们从哪里来?我们在这里做什么?我们从这里又要去哪里?呐,我们所拥有的一切科学,挖出来的骨头,写过的书籍,没有一本书能告诉你你是从哪里来的,你是什么,你要去哪里。只有这一本书,就是圣经,它告诉你你是从哪里来的,你在地上是什么,你要去向哪里。因此,如果我们要知道从这里要去向哪里,那么,我们就得接受这本书,它是唯一能告诉我们的。
25

他们挖掘出来的远古骨头和化石等,什么也证明不了。神的道才拥有那个答案;它拥有我们所问的一切问题的答案,一切都在神的这本书中。人常常疑惑,有时我们去读圣经,对经文感到疑惑。但我们不该感到疑惑,你无法解释它们,你必须相信。

没有人能用科学方法来证明神,如果你能用科学方法来证明神,就不再需要信心了。我们应该相信神,信心是不科学的。
要是摩西从树上采下来一些叶子,然后说:“我想,我要把它拿到实验室去,看看叶子上面有什么化学物质使它没有被烧毁,”那会怎么样呢?瞧,神就不会对他说话了,他不明白这点。他唯一所做的就是脱掉鞋子,存敬畏神的心坐下来,然后,神就对他说话。
我们无法用科学方法证明神的这些应许,但我们回头去看,就发现在各个时期,每一件事都照着神所说的发生了。那么,让我们存着敬神的心和对他道的尊重坐一会儿,看一看,看我们要去哪里,目的是什么,我们在这里是为了什么,这一切究竟是什么?
26

不久前,我去到西部,有人邀请我出去吃晚餐,我站在那人的家里。他说:“伯兰罕先生,我发现你喜欢雕塑,油画,”哦,不是油画,而是一种木雕的东西,像木制饰品,放在壁炉上。

我说:“是的,先生,我喜欢。”那木雕是一辆牛车,或有篷的四轮牛车,一个男人坐在前面,一个小男孩同他母亲一起坐在位子上,他们正在赶路。
他说:“那是我父亲和母亲,坐在位子上的小男孩是我;”他说:“我们是坐着这辆牛车来这里的。”他说:“但从那以后,我们变得非常兴旺起来;”他说:“我想请你走到院子这里来,”他说……我忘了他在那里拥有多少千英亩的牧场了。他说:“我年轻时就买了这牧场。”
他说:“从那以后,我又拥有了连接到西面的牧场,连接到南面的牧场也是我的;”他说:“你看到那边的烟雾了吗?”
我说:“看到了,先生。”
他说:“那是城市,”我忘了他在那里拥有多少产业。
他说:“我还是那边那家银行的总裁,”告诉我他所拥有的一切。
27

我听了一会儿,我说:“我想问你一个问题,先生。你指着东面,指着西面,指给我看那些牧场,还指着城里。我想让你朝上面这个方向看看,看一下,告诉我你在那里拥有多少东西。”那才是主要的,因为有一天,你的每一点一滴都要留在地上;那时,你从这里要去哪里呢?那才是关键的。

在这里只是一个短暂的停留,但在那里是永恒的长住。所以我想,我们应该思考一下要去哪里度过永恒。如果我们在这地上能供应、照料我们的家庭等等,有家、有房子、舒适、受教育,这些是我们应该做的;但有一件主要的事是我们当做却没有做的,直到我们走到人生的尽头,要投入到永恒里时,才发现自己对神,对他救赎的计划,以及耶稣基督的救恩一无所知。我们这么做是何等可怜,但我们确实这么做了。
28

聪明人,当他们知道自己是时间的受造物时,他们就想要知道时间结束后是什么样的。现在我要讲讲一个名叫约伯的人。《约伯记》是圣经中最古老的一卷书。我们知道,约伯是当时世上最有智慧的人。瞧,他说,他到街市上,年轻的王子都要在他面前低头寻求智慧。他是个伟人。

但这人开始意识到他所有这些伟大,他想知道当这一切结束后又怎么样?接下来会是什么?他想知道会发生什么。
于是,他开始说话,留意神的受造物。他知道,万物都是神藉着道而创造出来的。他也注意到,他说:“树若死了,还有指望,还会再生长。”
29

你若留意大自然,神,他以奇妙的方式表达他对人的情感,使人可以知道,无论有无圣经或别的,神都在大自然中向你表达他自己。

早晨太阳出来时,你观察一下,太阳是什么个样子?它在东方好像一个刚出生的婴孩;大约到十点,变成了青少年;中午最有力量;下午好像中年人;傍晚就落下了,没了,这就是太阳的结局吗?不,神造太阳有一个目的,所以,太阳返回来,第二天早晨又升起来。这要说明什么?诞生、生命、死亡、复活。
30

看看花朵;今天下来时,我注意到那些花,实在太美了。它们在这里也有一个目的,它们是神说出的道;神说出了它们,它们就存在了。当他那样做,你看发生了什么;它们那么美,立在你的院子里。

过不久,霜冻坏了它们;小的、中的、老的花,霜一冻坏它们,它们就死了。它们的头垂下来,接着发生了什么?一粒黑色的小种子从花里落了下来。信不信由你,神为它们举行葬礼。秋雨来了,好像泪水,从天上落下,埋葬了种子。
冬天来了;花瓣儿掉了,枝干死了,球根死了,种子被冰冻了,裂开,果肉也干了,种子就这样完了吗?不,先生。让那温暖的太阳一照,植物的生命就复活起来。太阳一旦照耀大地,变温暖,某处种子里有个生命细胞,又活了起来,为什么?它达成了神的目的,神开了一条路让它能再活过来。
呐,我们被放在地上也是为了一个目的,但我们必须达成那个目的:要么选择死,要么选择生。我们生到地上是为着一个目的,但我们必须达成那个目的;就是服侍神,因为我们是神的儿女。
31

呐,约伯观察被造物,他看到,它们死后并没有结束;他看到,它们死后又有了生命。只要太阳出现在合适的位置上,它就又有生命了。“哦,”他说:“那种子若是说出的种子或神说出的道,当它达成了目的之后,死去了……”但他说:“一个人,”我现在正看着《约伯记》14章这里的一些经文,它说:“但人躺下而死,断了气,他消灭了。他儿子来吊丧,他也不知道,他竟在何处呢?哦,惟愿你把我藏在阴间,存于隐密处,等你的忿怒过去。”

约伯说:“我看见花死了,它达成了它的目的,又活过来。我看见树死了,来年春天又长出了叶子。”
32

你留意过树吗?它长出叶子,整个夏季它完成了自己的使命;秋天来了,霜还未落下之前,叶子就早早地变黄、变红、变成褐色了。过后,叶子就从树上脱落,掉下来,这就是树的结局吗?不,发生了什么?叶子里的生命又回到了它所出来的根部。接下来发生了什么?来年春天又长出了叶子,又复活了,长出了新叶;同样的生命随着新叶又恢复了回来。

基督徒是挂在生命树上的;当生命离开了这个破旧、取罪的身体,回到赐这生命的神那里,就会带着一个新生命再次长出来,因为他要达成一个目的。
33

不久前,我下去肯塔基州……哦,我想要是从这里的话就是北部,应该说是上去肯塔基州。我正在打猎,跟伍德先生在一起,他是一位理事,今晚也在这里。当时,我在一座名叫阿克顿的小城的卫理公会营地举办聚会。

有天晚上,我们在那里讲道,主行了许多大事,我们举行了医治聚会,为病人祷告;你们这里参加过其它聚会的人,就知道发生什么事了。
我不能医治,其他人也不能,神已经做成了;你只是要相信它。但主有一条路,他应许在末后的日子,将会出现一个能运行辨别诸灵等事的恩赐。我们知道这点,百分之百正确,因为那是神的道使他在末日的应许彰显出来。
34

在那里有一个妇人,我以前从未到过那个地区。有个妇人坐在会场后面,圣灵去到了会众中,把这个那个叫了出来,对他们说话,那是我们的主耶稣,他的道彰显在他的教会身体里。那时,当主开始说话时,耶稣站在地上,晓得人心的意念;对他们说话,把各种不同的事都告诉了他们;正如你们圣经学者所知道的:主应许在末后的日子还要再行这事,他藉着圣经应许说他将要这样做。

35

现在,我要你们注意。呐,当那事发生时,在大营地的很后面,有位女士在哭。成百上千的人坐在那里,有一位女士在哭。注意,圣灵去到那位女士那里,说:“你在为你姐姐的事哭,她的名字叫某某某,她住在某处。你手袋里有块手帕,是你出门前放进去的,是这样那样的一块手帕。你拿这块手帕,放在你姐姐身上。她得了癌症,快要死了。但主如此说,她必会活着。”

那妇人离开了会场后,当天晚上,就去把手帕放在了她姐姐身上。第二天早上,她就好了。
36

呐,所以我在……猎季天气很热,打松鼠……我的许多松鼠猎伴都知道,踩到树叶的“唦唦”声会吓跑松鼠,我们就……天气很干,我们不得不走到有低洼地的地方,从一些小水沟里穿过林子。我朋友的名字叫伍德先生,他正坐在我的右边这里。

他说:“我认识一个人,他拥有好几英亩的地;”但他说:“但这人很不容易交往,是个非信徒,不信神。”他说:“他会取笑这个的,但他认识我,也认识我父亲。”他说:“我过去问问他,能不能在他的地方打猎。”
我说:“那我们去吧!”
37

我们开车进入那片很偏僻的地区,在很偏僻的小路上,看见两个老人坐在一棵苹果树的荫下。他说:“他就在那里,右边那个。”

我说:“我是一个传道人,坐在车里会更好些。”
于是,他下了车,他说:“你好吗?”
那人说:“来坐一会吧。”
他说:“我叫伍德,”他说:“我不知道你是否介意,我们在你的地方打一会儿猎?”
他说:“你是哪个伍德?”
他说:“我是吉姆·伍德的儿子。”
他说:“吉姆·伍德是我的朋友,他的任何孩子都可以随意在这里打猎。”
他说:“谢谢。”
他说:“我不知道,”他说:“你是哪一个?”
他说:“我是班克斯。”他与那人谈了一会儿。伍德先生说:“我想知道我带着我的牧师一起去打猎,没问题吧?”
他说:“你不会贱到这种地步,走哪儿都得带着个传道人吧?”
他说:“我的牧师在那里。”
38

我想,我还是下车吧。于是我下了车,走到那里,我说:“你好吗?”

他说:“你好!你是个传道人。”
我说:“是的,先生。”
他说:“哦,”他说:“那我就算是个非信徒。”
我说:“哦,这没什么可吹的,是吗?”
他说:“我猜是没什么,”他说:“但我反对你们这些人的是,你们在谈论一些自己都不知道的事。”
“哦,”我说:“是这样吗?”
他说:“是的,先生。我听他们总是在吹嘘这点,吹嘘说有一位神,等等,根本就没有这样的东西。”
我说:“嗯嗯,”我说:“瞧,当然你知道是怎么样,先生,”我说:“每个人都有他自己的想法。”我心里想:“主啊,求你赐给我一点东西,帮帮这个人,毫无疑问,他是诚实的。”
他说:“我一辈子只知道一个传道人,我想听听他,我听说过他。”
我说:“那个传道人是谁,先生?”
他说:“大约两年前,有个传道人来到一座叫阿克顿的小城;”他说:“山这里有个老妇人某某某得癌症躺在那里两年了。我和妻子……他们都无法把她放在床上的便盆上,只得用吸水被单。”他说:“那天早上我们上去那里,前一天医生已经说过,她熬不过那个晚上了。”
39

“她得了胃癌,被癌吃掉了;她甚至连大麦汤都没法喝,已经几个星期了。他们从她的血管给她输葡萄糖,到头来血管都坏了,医生说,对她已经无能为力了。”

他说:“她妹妹坐在那里听那个传道人讲道,那个传道人不认识那里的任何人,也从来没到过那里;但他对她说出了她是谁,她姐姐是谁,提到了她有一块手帕,就对她说,去把手帕放在那妇人身上。”他说:“那天晚上,我还以为救世军到了那里,一片的尖叫声。”他说:“第二天早上,我们就过去看看她是不是已经死了;当我们去到那里,她已经起来了,正在边烤边吃苹果馅饼。”他说:“她甚至还帮邻居干活,”他说:“呐……”
我说:“这有什么奇怪的?”
40

他说:“哦,我想要知道的是,如果我能见到那个传道人,我想问问他,是什么告诉他那个妇人的事,以及她身体的哪个部位要得到医治。”

“哦,”我说:“是的,先生。”我全身都是松鼠血,脏脏的胡子留得那么长,你知道。我说:“我现在看起来不太像个传道人吧!”
他说:“哦,更像个人。”
我说:“是的,先生。”我说:“我能摘个苹果吃吗?”苹果上都是小黄蜂。
他说:“摘吧。”我就摘了一个,咬了一口。他说:“你自己动手吧!小黄蜂把它们给吃掉了。”
我说:“谢谢。”我咬了一口,我说:“这苹果很好!”
他说:“是啊,”他说:“这棵树给我结了不少苹果。”
我说:“是的,先生,”我说:“这棵树多少年了?”
他说:“大约四十年了;我把它种在那里时,还只是一根嫩枝。”
41

我说:“嗯哼,”我说:“我看到所有的苹果都掉落了,叶子也在掉。”

他说:“是啊,树就是这样的。”
我说:“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他说:“好的,先生,你问吧,”他说。
我说:“是什么导致……呐,现在还没有下霜,”我说:“现在才八月中旬,要等到十月或十一月才会下霜。”我说:“但这里,八月中旬树上的叶子就开始落了;”我说:“是什么使那些叶子落下来的。”
“哦,”他说:“是树浆离开了叶子。”
我说:“要是那树浆不离开叶子,会怎么样?”
他说:“哦,那么,树在冬天就会被冻死的。生命的细胞在树浆里。如果它……那会使树冻死的,它会死的。”
我说:“是的,先生。”我说:“所以,天气还暖和时,树浆就会流下来,进入根部,留在那里过冬;然后在夏天再回来,长出更多的叶子,结出更多的苹果。”
他说:“是的。”
42

我说:“我想问你一件事,”我说:“是什么智慧……呐,树没有智慧,是什么智慧对那棵树说,冬天快来了!下到根部去,留在那里,直到明年春天呢?”我说:“你倒水在桶里,再把它放在柱子上,看看秋天来的时候,它会不会流下来,不会的。”我说:“你必须承认有某种智能使那树浆离开树,下到根部。如果不是那样,它就会死的。它把树浆藏起来,为了保护它的生命。呐,树没有智慧,是神的律使树那样做的。”

他说:“哦,我从未那样想过这事。”
我说:“先生,告诉那棵树的树浆流到根部去的智慧,也是告诉我那妇人是谁,对她说出要发生什么事的同一个智慧。”
他说:“你不会就是那个传道人吧?”
我说:“是的,先生。”在那里,他被引导归向了基督,一年后他作为一名基督徒而死去了,大约八十五岁。
43

瞧,神就在我们周围,神无所不在。如果我们观看大自然,我们就会发现他在那里。呐,约伯在大自然的死亡、埋葬、复活以及各从其类中发现了神,之后,他不能明白所临到人的是什么;“一个人若……”他说:“他若躺下,断了气,他在何处呢?”呐,瞧,树从未犯罪,自然从未犯罪,是人犯了罪。所以,他无法……但作为一个先知……

呐,圣经说,我所读的经文说:“神把他的奥秘显明给他的先知。”主的道临到先知,约伯是个先知,我们都知道他的故事。神最后向约伯解释了这点:人的后裔是不完全的,因为人的母亲没有顺从神的道。她试图要用别的东西与道搀杂,神的道无法与任何东西杂交,没错。
44

当耶稣在这地上时,他说:“你们若有信心像芥菜种,就是对这座山说……”他为什么要指着芥菜种说呢?芥菜种不能杂交,那是真正的芥菜种,它无法与其它的种子杂交。他说(换句话说):“你们若有那么多的信心,神的道,它不能与不信或有疑问的东西杂交……”哦,我感到激动了!你不能对它有疑问。

不管环境或别的事怎样,你都不能质疑神的道,你相信这道。你应该信,如果夏娃能单单相信,就会接受……就会生出正确的孩子来。但在她丈夫得到她之前,发现她已经被玷污了,就像耶和华所发现的,像耶稣所发现的。在她思想的子宫里,已经被玷污了。她接受了一个敌对神话语的不信的种子,因为那给了她一些更闪亮的东西,她想得到更多的知识。
45

那也是今天的问题。我现在正站在一所学校里,若没有受教育,我们就是一帮无知的人,教育是我们文明的一部分。但文明、教育只能藉着基督教而来。文明是基督教的基础……应该说基督教是文明的基础,绝对是的;文明是藉着基督而来,肯定的。

呐,不相信神的道,或把道与别的东西搀杂以得到更多的亮光……你无法搀杂这道,道不能搀杂。神怎么写,怎么说,你就必须照着去相信。道不可添加或删减或做别的,你必须那样相信它。
46

呐,因为约伯是先知,最终异象就出现了。后来,他看见神要如何开一条路,使人能再次活着,因为那将是另一句说出的道,童女要怀孕生子。

夏娃起初就是在这点上怀疑了,但当这道临到马利亚时,她从未怀疑过。她说:“看哪,我是主的使女,情愿照你的话成就在我身上。”瞧,她从未说:“呐,等一等,等我有了感觉再去做见证;等我很确定了再说。”
这就是今天我们所谓的基督徒所做的。“等我很确定了再说,等我开始好转了再说,”或者“等我看见事情发生了,我再去做。”不,先生。不是这个问题,你是先相信。
47

以利亚去到那个只剩一把面的妇人那里,怎么对她说的?他说:“先给我做一个饼,然后再做……”你要先接受神的道,之后,神迹才会发生。你开始相信神的道,然后,道中所写的神迹就会发生,因为道是能带来神迹的种子。必须先接受这道,然后圣灵给道生命,就像雨水从天而降。

我们知道圣灵代表……水代表圣灵,就像……正如摩西在旷野举起铜蛇,人子也要这样被举起来,为什么?为着那将亡的百姓,他们举起铜蛇,便救了那些将亡百姓的性命。当摩西击打磐石……基督是那被击打的磐石,从他就流出生命的水,救了那些将亡的百姓。你必须相信,并行动。
48

记住,后来,约伯看见这位要来的义者,他站在罪人与神之间的破口处,架设起一座桥;那位完美的后裔;“这些后裔,”他说:“都朽坏了,我看见他们都埋入地里。”他儿子来为他吊丧,他也不知道。他躺在那里,不再起来。他躺在那里,烂掉了,那就是他的结局。他不能再起来,因为他是不完美的后裔。

但他说……然后,他发现有一位要来,他必再次把完美带回到神的道里,他将开一条路,架设一座桥;然后,这先知进入灵里,呼喊:“我知道我的救赎主活着,末了他必站在地上。虽然这皮肉之虫毁坏这身体,然而,我必在肉体中得见神。”他看见那位完美者来了,发生了什么?约伯是一位先知,神的奥秘显明给先知,他说了话,当他说出神显明给他的话时,那话就成了物质,因为它是一句说出的话。时候一到,就准确地照所说的发生了。
基督降生,这位救赎主可以站在死人与活人之间,架起一座桥梁,带来复活,没错。为什么?因为他是神的道。呐,他说出了道,这道是一粒种子,到了时候就必成熟;每个放在正确位置上的神的种子都必成熟。
49

呐,要是神藉着天使把信息传给马利亚,说:“马利亚,我问你安,你在女子中是有福的;你还未与男人同房前,将要生一个儿子,”她说:“呐,你等一下,让我带你去实验室,你告诉我……让医生证明一下,我要怎样才能做成这件事(瞧?),那样我就相信你,”那会怎么样呢?这事就永远不会发生了。但她去到了哪里?去到了她心里的子宫,她灵所在的子宫;你灵的子宫就是头脑,你的头脑是一个通道。

你有五官控制着身体,你也有五官控制着魂:良知,等等。呐,身体的五官是:看、尝、感觉、闻和听。但只有一条通道能进入魂里面,显明你是一个后裔。你有魂、体和灵,然后,有一条通道,一条路,进入那里面,就是你自己的自由意志。也就是说,你可以接受,也可以拒绝;这取决于你想怎么做。
50

因此,夏娃也在同一个基础上;她可以接受神的道,说:“神说不可那样做,从这里出去!”那就不会有问题了。但相反,她试图拿道与撒但的谎言杂交,死亡就临到了她。但当这事临到马利亚时,就不同了。“看哪,我是主的使女。”“但怎么有这事呢?”怎么有这事并没有关系。“你已经说出了,它是神的道,我接受它;看哪,我是主的使女,情愿照你的话成就在我身上。”就是这样,那就行了,那么,她就没事了。

瞧,她生出了那个生命的细胞,是神的道以人形彰显出来。藉着那义者的受死,他为我们每个不义的付上了死的代价。那么,因着接受他的道,就把生命和基督带回到我们身上,因为基督是道,说出的道。你若能接受它,它就必成熟。你们生病的,接受它,相信它;它必成熟,时候到了就会长出来,必定会的。
51

呐,我们都相信我们在末时了,任何有头脑的人,我相信,如果他四周看一下,就会发现,这种事不会延续太久了。现在,我想用大约十五分钟时间来给你们讲一下我所指的是什么。任何人都知道有件事必定会发生,所有经文都指向这个。

我们被教导说,这世界是用六千年造成的,一千年等于一天,在神那里,一年就好像一天,等等:六千年的创造,好的。经上说是六天,圣经说,在神那里,一日如千年,或千年如一日。
52

呐,第一个两千年,这世界体系(世界的秩序)走到了尽头,神必须要差来什么东西,从天上降下审判,审判了全地,拯救了义人挪亚和他一家。

第二个两千年,同样的事再次发生了,世界体系、世界的秩序、甚至教会都被污染了。挪亚的日子,人们戏弄、嘲笑他,他在方舟门口传了一百二十年的道。第二个两千年,教会被掳掠,与世界犯了淫乱,除了变成一大堆的形式和信条以外,什么也不是了。神就差来他的儿子,将审判降在地上;地的权势告终了。
53

呐,现在已经是一九六二年了,圣经怎么说的?圣经说,在末后的日子,为着选民的缘故,这工作要缩短(经文不可能说谎),为着选民的缘故,不然,凡有血气的,总没有一个得救的[太24:22]。因此,我们看到我们处在末时了。

第七日是安息日,就是千禧年。千禧年的统治将在那个时候发生。呐,六日已经应验了,现在,人手中已经有了能毁灭自己的武器。它可以毁灭世界,可以一秒钟就把世界炸成碎片;可以把人发射到地球轨道上,在那个国家的上空绕行,然后说:“投降吧,否则我就投弹。”那就完了。他会做什么?瞧,任何有理智的人都会投降,接着是什么?
呐,过去通常是大国管辖小国,但现在不再是这样了,小国也有同样的武器,瞧?所以,现在到了一个时候,我们看见并相信我们是处在末时了。
54

呐,在这点上,我们可以继续讲上几个小时,但让我们来看一下这里的一些经文,来看看这些在末时被种下的种子。

如果那种子……约伯说的话;以赛亚谈到了这点,每个神人,每个神向其显明奥秘的先知(就如大卫、以赛亚、耶利米,还有所有其他的人),都说到那要来的后裔。当时候到了,事情就准确地应验了。它总是那样,不可能落空;它是神的道,是永恒的,不可能落空。我们都知道耶稣就是那道。
55

现在,我们来看他的道。《希伯来书》1章说:“神既在古时藉着众先知多次多方地晓谕列祖;就在这末世,藉着他儿子耶稣基督晓谕我们。”呐,耶稣是神兼先知,他是先知,肯定的。摩西说:“主你们的神要兴起一位先知。”但他比先知大多了,他是神,在肉身中彰显。

呐,这位神兼先知给我们两、三个迹象,我们要在这里看一下,我们要记住这些大的迹象。在《马太福音》24章,门徒问他:“什么时候会有这些事?世界末了来到时会有什么事?什么时候会发生这些事?”主讲了许多不同的将要发生的事:民要攻打民,国要攻打国,等等,一直这样持续下去。但他说:“要从无花果树或其它的树学个比方。”
56

这里有多少人是基督徒?呐,你们举一下手,好的,谢谢你们。我猜想百分百都是,好的。现在,注意听,我们要讲这末时种子的迹象了。耶稣说:“要从无花果树学个比方。”呐,你们来看无花果树。

呐,要从什么学个比方?从无花果树。呐,任何读圣经的人都知道,无花果树一直都是指犹太人。
《约珥书》说:“剪虫剩下的,蝻子来吃,”等等。那是树干,那些信条等等的东西把教会吃光了;但他说:“主说,我必恢复。”
呐,犹太人被剪除,保罗告诉我们,外邦人被接上,进入神的国中。但注意,耶稣说:“要从无花果树学个比方。”呐,那棵树,就像约伯所看见的,它若死了,还能再活吗?
肯定的,他说:“呐,当你们看到无花果树和其它别的树……”什么样的树?有一棵生命树,有一棵信条(宗派)树,有一个列国的信条。“当你看到无花果树和其它的树发嫩长叶(树枝,长出叶子),你就知道夏天近了。”注意,从列国中做个比方。
57

呐,神处理外邦人,选出新妇,是这里一个,那里一个。但他是把犹太人作为一个国家来处理的,不是单个的人,而是一个国家。他总是……那是神所拣选的国家,神是作为一个国家挑选了他们。宣教士进入耶路撒冷,等等,当以色列得救时,神是把它作为一个国家的。圣经说,它将一日而生,没错。所以,以色列人接受基督,要在一……是作为一个国家,不是只作为单个的人。

现在,注意主所说的话,让我们来看,仔细注意:“当你们看见无花果树发嫩长叶,其它别的树发嫩长叶时……”
58

现在,什么都在复兴或刚刚有过了复兴。犹太人作为一个国家回到自己的家园,升起了自己的国旗、有自己的政府、自己的货币。他们第一次又成为了一个国家,我猜想,一千八百年以后又有了国家。哦,超过大约两千两百年,大约两千两百年,以色列再次成为一个国家。世上最古老的国旗,大卫的六角星旗,再次飘扬;这是两千两百年后的第一次。耶稣说:“当她开始发嫩长叶,时候就近了。”以色列,他是对犹太人说话。

59

呐,注意,他说,当所有别的树开始发嫩长叶……罗马天主教会拥有了它历来最大的复兴;新教教会也有它历来最大的复兴;葛培理、杰克·舒勒、五旬节派也有它们历来最大的复兴。奥洛·罗伯茨,汤米·希克斯等其他人,了不起的人,一场复兴。

注意,势力也有了复兴,国家势力。现在复兴正在进行,谁会成为最大的势力?共产主义吗?你们听到每个传道人都站在讲台上谈论:“哦,我们当怕共产主义。”胡扯!指给我看,圣经哪里说过共产主义要统治世界?是罗马天主教体系要统治世界,不是共产主义。看看尼布甲尼撒的那个异象,主的道说,从那金头、铜胸一直到罗马的铁脚,从未改变过。当还是铁的时候,那石头砸了下来,打碎了它。记住,到了末了,它与泥—软弱,混合在一起,泥与铁混在一起。
60

赫鲁晓夫和艾森豪威尔之间刚在这里举行了一次重大的会议。你知道,赫鲁晓夫在他自己的国家,自己的语言里,是什么意思吗?赫鲁晓夫是指泥土。你知道艾森豪威尔在英语里指什么吗?铁。为了使众人更清楚这件事,赫鲁晓夫竟脱鞋敲桌子;他们不会一致。是什么要统治?罗马要统治。一个教会联合会,天主教体系将把它联合在一起,这就是了,统治权。圣经说过这点,那是不能废去的种子。

61

呐,看看今天,这个新教皇不是邀请所有新教教会都加入吗?他们不是在做吗?你们五旬节派怎么样呢?一样的,教会联合会,就是这样。那种子一定会产生,这事一定会发生,一定会成熟。现在是它成熟的时候了。众人,他们在做什么?组织起来,建越来越大的教堂,搞更大的组织、更大的宗派。都发生了什么事?一样的事,完全与圣经说他们要做的一样。

那是神兼先知—耶稣基督说过要发生的事。犹太人将被恢复,在他们中间,将有一个全国性的大复兴,作为国家合在一起。在卫理公会、浸信会、长老会等宗派中会有一个复兴,在五旬节派中也会有一个复兴,就是这样。国要攻打国,那种子成熟了。以色列两千两百年后又成为一个国家,发生了什么?各教会合在一起,举办复兴会,是的,先生。
62

呐,还种下了另一个重要的种子;主说,在末后的日子,在《提摩太后书》3章,在教会里,将发生违背圣经真道的离道反教,没错。那是一个种子吗?是一个应许吗?看看今天的他们,看看我们的教会;他们在做什么?他们把自己组织起来,在一起合作,把自己绑在一起,失败了,不信圣经,不信神真实的道。

你说:“圣经这么说的。”
“那些事过去了,根本没有这回事。哦,根本没有这回事。神迹的日子过去很久了;根本没有圣灵洗这回事;那只是给一小群人的,就是过去那十二个使徒,”瞧?那种子是什么?它快成熟了;那是末时迹象的种子。
耶稣怎么说的?“当你们看见这些事发生,就要昂首挺身;因为你们得赎的日子近了;”对教会说的。我们看到了教会离道反教,是的,我们发现了这点,好的。
63

呐,我们说,《约珥书》告诉我们,在末后的日子(这是另一段经文,现在注意听),在同一个季节,将有秋雨春雨。多少基督徒知道这点?请说“阿们”。肯定的。

呐,那一天,我感到惊讶,当时我看到……秋雨春雨在同一个季节降下来。呐,“秋雨”这个字在希伯来文里(你去拿希伯来文经文汇编看一下),希伯来文的“秋雨”这个字是“默拉”。“默拉”意思是“教导”。将有一阵教导的雨降临,那是什么?把种子放进地里。
有了什么?接着是什么?瞧,我们发现,教导的雨降了下来。浸信会的人,“四四年要增多一百万”是他们的目标,教会成员。葛培理,我们著名的福音传道人,他拥有大复兴,你看他所成就的事;看看奥洛·罗伯茨和五旬节派,一直都有教导的雨降下来。
一直都有全国性教导的雨,共产主义在每个国家的人民当中撒种。
罗马一直在复兴。你知道发生了什么?如果他们交还西柏林……哦,是东柏林,那就会让共产主义……哦,我是说,这就会让罗马帝国再次完全恢复到以前耶稣时代的势力范围了。绝对是的,太完美了。
64

复兴在继续,那是什么?是撒种。你们不再听到很多葛培理的事了,是吗?奥洛又怎么样呢?其他人怎么样呢?你知道,大复兴之火不再燃烧了;那是什么?那是末时种子的迹象。道已经种下了,那是什么?宗派将得到宗派的收成,那会使他们把自己联合起来。

但神的道也种下了,当神的灵开始降下,神的道就会活在信徒身上。那在外面犯了淫乱的虚假新妇会把自己带入信条中,出卖长子名分,她们会收什么呢?教会联合会,它要被捆起来,像荆棘和蒺藜那样被焚烧。但在神的道撒入人心里的地方,要给基督收获一个新妇,这事就像我站在这里一样确定:末时的迹象。
65

到底怎么啦,神的会?我们到底怎么啦?你们浸信会、长老会、神召会、惟有耶稣派,你们其它教会,到底怎么啦?我们到底出了什么事?你看不见吗?这种子,你看不见吗?要小心你接受到你心灵子宫里的是哪一种种子。不要接受信条,要接受这道。

他们谈论很多关于春雨的事。我不是要贬低你们春雨派的弟兄,但那并不是春雨。如果春雨在这里了,神的大能就会临到那件事,就会席卷全世界。春雨注定要来!到底出了什么事?教会正在给自己制造一些东西,就像夏娃试图要做的那样,她试图要得到更多的亮光去制造什么东西。
我们做了同样的事,试图自己做出一些东西来。你不要碰,让神来做。接受主的道,相信它;把这道持守在心里。当雨开始降下,生命就会出现,这道会彰显自己。
66

我猜想,你们以为我疯了,但我没有。即使我疯了,你们也由我去吧,我这样很快乐;我相信神的道。教会到底出了什么事?她的子宫,她开放的思想,接受了各种各样的信条和教条,而不是神的道。当基督来的时候,他发现了同样的事,就如亚当所发现的,就如耶和华所发现的。那些迹象就在这里,末时快要显现,而教会却没有答案,没错。是时候了!

秋雨已经降下,这就是葛培理再也做不了什么的原因。记住,有了……
67

耶稣说:“所多玛的日子怎样,人子来临的日子也要这样。”有两个天使下去,到所多玛人那里。记住,罗得曾与亚伯拉罕同行。教会也曾与基督并他的道同行,一起交通;但他们把自己的长子名分出卖给了宗派。呐,她卖掉一切,组成了一个大的教会联合会。

这正是发生在罗得身上的事。他下到那里;两个天使(就好象今天的奥洛·罗伯茨和葛培理)下到那里,向众人传福音。发生了什么?甚至从中出来了羞耻的事。
68

但亚伯拉罕,有一位与他站在一起。这一位,亚伯拉罕称他是神。他在他们面前所行的神迹,产生了什么结果?证明了他是什么。亚伯拉罕是蒙拣选的,因为他是……亚伯拉罕拥有应许;现在看,这是亚伯拉罕的后裔;这应许不单给亚伯拉罕,也给他的后裔。不是他的后裔以撒,他失败了,事实证明他失败了。但这后裔,他所拥有的信心,不管环境怎样,如何与人的本性相反;医生怎么说不是这样……亚伯拉罕得了神赐给他的应许后,虽然那是不可能的……

69

他妹妹,半个妹妹,大约十七岁时,他就娶了她。他们没有孩子,当撒拉六十五,他七十五,神向他显现,说:“你要从撒拉生一个儿子。”瞧,他信了主的道。他为这个做了准备。二十五年过去了,什么也没有发生。那时,他一百岁,撒拉九十岁;但那一点也阻止不了他。“他总没有因不信心里对神的应许起疑惑。”

那就是信心,是亚伯拉罕的王室后裔;是接受神道的后裔。带出新妇来的就是这种信心,能遇见基督的也是这种信心;他是道。
70

如果教会所种的不是道,而是别的,就无法去见主。他不是一个满身是菌类植物的古怪身体。他有一个完全的身体,也是完全的道。教会被种下了,相信这完全的道。这完全的道是与那完全的道联合在一起的,好像一个肉身,一个身体,如同丈夫和妻子,阿们!(我不是对自己说“阿们”,“阿们”意思是“愿它如此”。)无论如何,我都相信,是的,先生。

秋雨降下了,雨肯定会降下的,它会产生什么?你们只要留意。
71

还有一个迹象:愚拙的童女。哦,耶稣说,就在新郎来之前,有灯里备油的聪明童女和愚拙童女。有一天,愚拙的童女会醒来,发现自己灯里没油了,然后走到那地步,“看哪,新郎来了。”那就是现在的喊声:“基督快来了!”然后她醒来,发现自己也没油了。

油是指圣灵,圣灵是给道带来生命的东西;圣灵是给道带来生命的水,洒出去……你说:“哦,这些教会怎么样?”如果他们撒宗派的种子,就会给宗派带来生命;神的灵会给它带来生命的。
72

圣经说:“降雨给义人,也给不义的人。”《希伯来书》4章或3章或6章说,就如一块田地,吃过屡次下的雨水,就结了果。荆棘和蒺藜也尽情地欢呼并靠着雨水生活,“但凭着果子,就可以认出他们来。”绝对没错,就是这样。呐,当他们看见那个……瞧,果子要收集在一起,雨肯定会降下的。宗派将孵出宗派,只能这样;但道将生出基督,新妇,肯定的。撒道的种子。呐,当那些聪明的童女……

73

你注意到《基督徒商人会之声》吗?我在全世界为他们讲道。但我不能姑息迁就他们;这是神的道。看,看这里的长老会、美国圣公会,有几百人到处寻求圣灵。他们把这个宣传成一件很大的事。

我一位宝贵的非洲传道人朋友,不错的人,属神的人;我问他:“你不知道这是什么吗,弟兄?你的事工是什么?”
他说:“我要把巴比伦带进来。”
我想:“你看不见吗?就在愚拙的童女也需要一些油使她的种子生长的时候,基督来了,她就被撇下了。”著名的传道人葛培理说,我们需要一个五旬节,我们需要人们回归。美国圣公会写了一篇长篇大论,装在那么大的文件夹里,说:“我们需要说方言;需要神医在教会里举办医治聚会,人们需要出去为病人祷告。”他们要做什么?往灯里装油,没错。那是末时的种子迹象,阿们!当她试图要那样做时,新郎来了,新妇进去了,她就被关在了门外。哦,我们生活在一个多么伟大的时代啊!
74

我要再说一件事:国与国之间的困苦。哦,在天上出现的那些东西,他们毫不惧怕,你们相信是那样吗?瞧,我们只举几个例子。我们还有几分钟时间,讲到九点半。我不想要占着礼堂,这是恩典,这些人让我们使用。

听着!多少人……你们每个人都见过……这个国家最近被一些迹象所震惊。你看到这人那天在地球轨道上见到的东西吗?当他经过地球时,他在上面发现了一些从未见过的东西;甚至科学都不知道它们是什么。虽然他们在观察,一直在观察,却看不见它们。他以为他的轨道要裂成碎片,但不是那样。他的轨道好好的,光!
75

看看在上面的东西……你在收音机里听到,在电视上看到;报纸上也有:到处都发现了飞碟。那天,五角大楼发布消息(大约六个星期前),说这不是幻想。他们甚至在电视上放,讲如何捕捉到那些飞碟的,那些有智能的光体降下来,就像那样悬在五角大楼上空,出现在整个华盛顿特区。他们在雷达上捕捉到了。然后让飞行员上去,他们一直去到飞碟附近,把飞碟围起来,可是,它们却以光速飞走了。一种智能,那是什么?

耶稣说,将会有可怕的迹象,天上要出现可怕的景象;人心恐惧、害怕,慌慌不定,邦国之间也有困苦。你看不见种子时代,收割的时代,圣经所说的这些事都要应验,就是现在吗?那种子已经种下,你没看见它接受生命后就活了吗?问题就在这里。
76

呐,再讲一件事,听着!呐,注意听!现在不要错过这个。在耶稣第一次来到之前,印度的天文学家,那些博士……我去印度宣教时,跟几个博士谈到过这点。他们在观察,他们是天文学家,在观察天体。他们说,神在地上行事之前,在他行任何事之前,神总是要先藉着天体宣告他自己。

他们说:“瞧,这三个博士去敬拜这位要来统治全地的王,一个婴孩王,你们的圣经说,他们跟随着一颗星;”他说:“说实话,那是三颗星合在一起,才形成了这颗星。”他们说……我谈话的这位基督徒天文学家或博士,他说:“那意味着这人要为三种族类的人受死。只有三种族类的人,含、闪和雅弗的人。当这福音传给含、闪、雅弗的后裔,他们就在他的福音上合为一,然后主就会再回来。”
如果他要那样相信,那没问题。三是完全的数字,但我相信那三个是什么呢?我们信的是什么呢?是代表完全的三,显明神的三一(父、子、圣灵)被彰显在一个人,耶稣基督,这位完全的人身上。其他所有人都失败了,其它别的东西都死了;但这里来了一个人,他不可能死:完全,甚至死亡也杀不了他,他复活了。
77

三是完全的数字,我们都知道这点。在神的数理学中,三是神的数字;神也藉着他的数字显明自己。三是完全;七是敬拜……二十四是敬拜;四十是试探;五十是五旬节,禧年,等等,瞧?神的所有数字,神的数都是完美的,完全的。呐,三是完全的数字。就在那之前,现在注意听,在婴孩基督降生之前,三颗星合在一起,形成一颗晨星,反映了婴孩基督—一位完全者的到来。

78

现在发生了什么?我们在报上看见了爆炸新闻,全国的电视都在播放,有五颗星与地球排列成一条线。五是什么?恩典的数字。每当这些星排成一条线,地上就会发生一些事,发生了什么事?五颗星排列在一起,那是什么,要引进什么?

从那以后,看看要发生什么?德国差点被从地图上抹去了。有个博士说,世界将像西瓜一样爆裂。他们预言了末后日子各种困苦的事。看看发生了什么。那天,英格兰的一场暴风雨,一天内就吹倒了七万栋房子。到处是灾难;加利福尼亚州,洛杉矶,好像要被冲入大海一样。那是什么?灾难的起头。各处的地震越来越多,那是为什么?五颗星排列在一条线上:恩典,神的恩典。
发生了什么?一个婴孩的教会(哈利路亚!),一个新妇,婴孩的阶段;神的大能开始降在她身上;她在成形,是给这新郎的新妇。那三颗星意味着天父的完全,三一成了一个,住在我们中间,神的三个职分成了一个职分。现在发生了什么?永生神的教会联合在神的道下面,星星的天空宣告她靠近了,阿们!你可能不信这点,但这道还是一样的,是的,先生。
79

发生了什么?(我要结束了。)我可以这样说,朋友,教会快要产生了;神会得到一个无瑕疵、无皱纹的教会,她是神所预定的。神这么说,他就一定会得到,一定会做成。谁是肢体?我不知道,我相信自己是,也相信你们是。但神会有一个无污点、无皱纹的身体。

我相信,末后日子的这些迹象和正在发生的事,每一样都一一剥开了,显明基督准备好要为他的新妇而来了。神在他的道里,曾彰显在一个人,一个完全人身上,神与他的道再来时也是这样,他要使自己彰显在新妇里。不像夏娃所做的那样,把道同其它的东西杂交,而是神毫无玷污的道生在那个教会里,她会像耶稣基督那样站立,在神的道里被他的灵膏抹,阿们!我相信现在就是在宣告。
80

先知说:“必有一日,不是白昼也不是黑夜,到了傍晚才有光明。”你们所有圣经读者都知道这点,发生了什么?文明从东方运行到西方;中国是最古老的文明,文明从东方开始。它与太阳一起运行,向西方传播。现在它到了哪里?西海岸。如果再往前走,就又回到了东方。明白我的意思吗?

在东方升起的太阳也是在西方落下的同一个太阳,同一个s-u-n。同一个S-o-n,神的儿子,来到地上,在东方人那里挑选一个新妇……那个新妇像夏娃那样玷污了自己,像耶和华的新妇所做的。在那里照耀的同一个子,也用他降在五旬节的同样大能照耀在那里,使他所种的种子成熟;同样这子现在也在西半球照耀,为了什么?为了使所种的种子成熟,带出新妇来。福音的傍晚之光将为主耶稣带来一位新妇,阿们!这是其中一些傍晚种子的迹象,有几百个。
81

我们离结束还有五分钟了。你是其中的一员吗?你相信你是其中的一粒种子吗?你相信在你内心中已经撒下了毫无玷污的福音,没有任何东西能把神的道从你心里夺去吗?你信这个吗?如果不信,我的朋友,我可能在这地上再也见不到你们了,但记住,主的道和主的奥秘已经向他的众先知显明了。他的众先知说过了,现在,这道就在这里;我们看见它应验了。我只是重复他们对你们说的警告的话。

如果你还没有那些种子,如果今晚你在这里,还不是基督徒;你可能属于教会,但不要碰运气,弟兄。不要听那些东西,那是杂交的东西。神的道必须至高无上地活在你里面,就像活在耶稣基督里面一样,因为他是头。他不可能身体是一种东西,而头是另外一种东西;必须是同样的道。如果你的教会只能提供给你一些不合圣经的信条和教条,不要信。你无法加入教会,你是藉着永生神的道而生在一个身体里。如果你还没有得到那个,千万别碰运气。
82

如果你去到外面买来一碗汤,汤里有一只蜘蛛,你会告那个餐馆的。瞧,你死活都不会吃的,因为你怕它会毁坏你的身体。弟兄,不要怕那能毁坏身体的,要怕那能把身体和灵魂都灭在地狱里的。你这么在乎吃的食物,不吃肮脏的东西,免得你的身体得病或恶心;但为什么你永恒的魂却把什么信条都吞下去呢?而你的肉身却是要灭亡的。不要让魔鬼把那种东西灌到你里面。

你从神的灵重生了,你的灵与写在这里的每一句神的话同做见证;他所赐的每个应许都将在你里面彰显出来。神的灵进来,住在你里面,你是基督的身体,在地上代表他。如果你还没有得到这个,还无法相信神的医治……
83

你们这里生病的,你若相信神必赐给你神的医治,只要把这道摆出来,“我是医治你们一切疾病的耶和华,主啊,我信;”看看会发生什么。你说:“主啊,我信,请打开每一个通道,我在这里。”看看会发生什么,会发生与那天那个快死的小女孩同样的事,在全世界有几千个例子。

84

站在那里看见他们经过,我看见在南非,为一群人做了一次祷告,他们估算总共运走了七大卡车的……瞧,你们乔治亚州可能都没有那样的卡车,一边几乎有六到八个轮子。

第二天早上,那城市的市长坐在那里,它走到窗户边,说:“伯兰罕弟兄,过来看看这里。”从街上下来,他们从街上下来,七卡车装满了人们扔掉的拐杖、轮椅等等的东西。而我根本都没有碰他们,只是把道讲出来,告诉他们相信,他们就信了。前一天还带着这些东西的病人,现在却把手放在胸前,从街上走下来,用他们的土著话唱着:“凡事都可能,只要相信。”
“神发出他的道。”你唯一要做的就是发出道,教会会接受的。从神生的就会接受神,相信神。你信他吗?让我们低下头,我要为这些手帕祷告。
85

你们低着头、闭上眼睛时,我要问你们一个严肃的问题。如果你还没有与神和好,如果你里面还有东西不让你相信这本圣经是神所默示的道,无法相信你能照着它的规则去生活,你愿意举起手来,说:“神啊,求你怜悯。伯兰罕弟兄,我请你为我祷告,使我可以成为那样的基督徒。”你准备好了吗?请举手。谢谢你,年轻的女士。谢谢你,神祝福你。好的,会堂里有一个人是这么想的,有两个人这么想。

我并不是一个会说服人的人,如果这道不能推动你的话。除非你是被预定来相信的,否则你做不到。记住,尽管耶稣行了那么多神迹,法利赛人还是不信。他们的头脑无法明白,因为他们不是那样的人。如果你的心刚硬到虽然知道神的道还没有在你里面运行,但你却不愿意向神举手祈求怜悯,那么当审判的那日,你要怎么办呢?好的。
86

这里有什么人是生病的,想要被记念吗?请举起手。三、四、五、六、七、八个,大约十个人。

好的,让我们低下头。你们不要疑惑,你,我的小姐妹,坐在后面举起了手并说“请记念我”的,愿神祝福你,姐妹;神祝福你温柔的心。愿神的道今晚在你心里扎根,使你成为基督的一名宣教士。
这里,那个稍后举起手来的男人,弟兄,你的头发都灰白了。但记住,在神对亚伯拉罕说话之前,他已经七十五岁了。愿神今晚在你心里种下他道的根。当大雨降下来时,愿它带出来的不是信条,而是带出基督彰显在你身上。
87

你们每个为了得医治而举手的人,圣经说:“出于信心的祈祷必救那病人,神必使他们起来。”如果这种子已放在你心里,我要祈求,愿圣灵现在浇灌那种子,某事必定会发生。

神不偏待人。如果神救了这个信的人,他也必会救那个信的人;如果他医治了这个,他也必医治那个。但你必须要信。如果你信,我现在要为你们祷告。
88

我们的天父,我把手按在这里的这些手帕上面;也许某人有亲人在什么地方病了、受苦痛,出了什么问题;也许有个母亲在某处有个生病的小孩;也许有个瞎眼的老父亲坐在乔治亚州这里某处偏僻的小木屋里;也许有人在某处的医院里。你知道这一切,主啊,我们知道一件事,即:你是基督,已经为他们的医治付了代价。我藉着祷告的方式发出你的道,主啊。你发出了你的道。

那妇人去到你那里,说:“主啊,请怜悯我,大卫的子孙。”对她来说,你不是大卫的子孙,因为她是外邦人。
你说:“不好拿儿女的饼给你们狗吃。”
她说:“不错,主啊,但狗也吃主人桌上掉下来的碎渣。”
你说:“因这话,你的女儿会活着。”我们发现,她回家时,你的道已经去到那里,医治了那女孩。
89

有一次,一个为他孩子求医的父亲,他询问是什么时间得了医治的。那人说,大约十一点,他的烧就退了。你发出了你的道,主啊,我藉着信心的祈祷发出你的道;我发出这道给那里那个举起手的小女孩。我发出这道给那个举起手的男人。愿今晚这道为了救恩的缘故而扎根,求你应允,主啊。

你说:“信的人,听我话又信差我来者的,就有永生。”现在,主啊,这是你的道,你是这么说的。
照着科学,他们打破了每个规则。科学说,你不能举起手,重力会使它垂下,但在人里头有一个灵,他可以做决定,举起手,因为有个灵在掌管他,那灵打破了科学的规则。现在,神说了话,他们就向造物主举起手。天父,愿你的道现在落入他们心里,进入他们心的子宫,藉着他们产生出基督的新妇。求你应允,父啊。
90

对遍布会堂里的那些生病、举起手的人,他们举起手是因为有需要;他们相信你是医治者。现在,我做出信心的祈祷。我发出这信心,主啊,奉耶稣基督的名,愿那信心现在就落入每个人的心里;愿神的道在那里得以加强,强到可以为每个人带来医治。求你应允,父啊。

现在,我再次为放在这里的手帕代求,圣经说,人们从保罗身上拿了手巾和围裙,污鬼就离开,病就退了。现在,我们不是圣徒保罗,但行那事的不是他,因为在他里面是道。你仍然是同样的道。
91

现在,父啊,曾有一次以色列在去应许之地的路上被拦住了,她曾是你的新妇。你使她上路前往应许之地,为她开了一条路,敌人拦住了去路,你藉着火柱,怒目往下看。海就害怕,海水退了,以色列人就走过去了。

现在,神啊,你不是藉着火柱看,而是藉着你自己儿子的血看,他为了这个旨意而受死。我发出你的道,愿魔鬼害怕,愿他逃跑;愿这些人来到神的应许中,像以色列人所做的那样,没有任何的失败;愿他们来到这伟大的应许中,“我愿意你们凡事兴盛,身体健康。”求你应允,主啊。我们把手帕送到哪里,就愿你成就这事,你说你的道决不徒然返回,却要成就你的意旨所定的事。我为这些人做出这个信心的祈祷,奉耶稣基督的名。
92

我们还低着头时,现在,你们多少人愿意接受所说的话,相信神的道已经临到你,你也领受了?每个举起手的,无论你举手的目的是什么,你举起手,说:“我相信,我现在就接受;相信我得到了所求的事。”神祝福你们,太好了,很好。神祝福你们;我希望神的道在你们心里扎根。

93

呐,你们得到了……你们还低着头时,你们这里有牧师,一位可爱的弟兄,他要来这里做个引述,就像刚才所做的。在聚会里,传福音的不该什么都包揽。你们应该认识你们的牧师,这位属神的人。我很高兴对这些举起手的人讲了这些事,把他们交给这位可爱的牧师。让他现在为你们得医治和得救而引导你们更深地经历神。神祝福你,牧师弟兄,无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