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0313 表达

1

在这些有关我们刚逝世的贝尔姐妹的见证和赞誉中,我也想留下几句话。我认识贝尔姐妹家庭的第一个人是她的丈夫吉米,他和我去世的父亲是好朋友。后来我成了传道人,就认识了贝尔姐妹,知道她是一个真正虔诚的基督徒。我们各地的人都非常想念她。对像她这样的人说一些话,是很容易的,因为你不用顾忌什么,她符合作为基督徒的一切标准。

刚才,当我听到那位姐妹唱歌的时候,使我想起了贝尔姐妹唱歌时的情形。我们这里的人都知道她爱唱歌。我很高兴那位姐妹这么做,因为这肯定会让贝尔姐妹有同样的感受,要是她还在的话。她喜欢以这种方式来表达自己。我的祷告,我真诚的祷告,就是当我们走到人生道路的尽头时,都能有像她这样的见证。
2

我想从圣经里读一段经文。我知道贝尔姐妹是如此地热爱神的道,而神的道是永恒的。我想读《约伯记》14章里的一部分。

1“人为妇人所生,日子短少,多有患难。2出来如花,又被割下;飞去如影,不能存留。3这样的人你岂睁眼看他吗?又叫我来受审吗?4谁能使洁净之物出于污秽之中呢?无论谁也不能!5人的日子既然限定,他的月数在你那里,你也派定他的界限,使他不能越过;6便求你转眼不看他,使他歇息,直等他像雇工人完毕他的日子。7树若被砍下,还可指望发芽,嫩枝生长不息;8其根虽然衰老在土里,干也死在土中,9及至得了水气,还要发芽,又长枝条,像新栽的树一样。10但人死亡而消灭,他气绝,竟在何处呢?11海中的水绝尽,江河消散干涸。12人也是如此,躺下不再起来,等到天没有了,仍不得复醒,也不得从睡中唤醒。13惟愿你把我藏在阴间,存于隐秘处,等你的忿怒过去;愿你为我定了日期,纪念我。14人若死了,岂能再活呢?我只要在我一切争战的日子,等我被释放的时候来到[”被释放“或作”改变“]。15你呼叫,我便回答;你手所作的,你必羡慕。16但如今你数点我的脚步,岂不窥察我的罪过吗?”
读到这些永恒的道,我想让大家思考一下一个词,这个词就是“表达”。
生活当中有很多很多的表达。没有一个活在世上的人,不会在他生命当中的某一时刻,停下来思考一下,他到底是从哪里来的,他在世上的目的是什么,以及他在这之后要去到哪里?每一个人都想要看到时间帷幕的背后。
3

读到这本圣经中最古老的书——《约伯记》,这位先祖,他也在寻找这件事。他向神倾诉他的情感,表达了他对死后生命的渴望。

当我们遇到这种情况时,有时我们会觉得这就完了;但这没有完,这是改变,是迈上一个更高的台阶,是从一种生命进入另一种生命。
约伯,这位先知,他思考这些事,他在植物界,在植物的生命,树的生命中发现了这一点。所以他注意到,神必定是在他的被造物中;既然神创造了万物,那他就一定是住在这些被造物之中。他创造万物是有目的的,是为了让他自己住在其中,就像一个人盖房子一样。神所创造的所有这些微小的生命,都受到造物主的支配。约伯想,风暴来了,把一棵大树刮倒,但那并不是树的终结,它还会再活过来。如果树死了,它还会再活。
很多时候,当我们遇到挫折的时候,如果我们能看看四周,你就可以在各个地方看到神。
4

就像栽在这里的树,我们可以在树中看到神。

这里的每一样东西都是为着一个目的而存在的,就好像我们在这里是为了一个目的而存在一样;同样,我们的姐妹在这里也是为了一个目的。我们所有的人都是为了神的目的而活在世上,只要我们能找到这目的是什么,并且好好地事奉它。既然神如此关心植物生命的复活,那他也肯定会更关心人类生命的复活。
所以约伯,这位先祖,他注意到,一棵树死后会复活。冬夏如何交替变更,在每一天都留下见证。他注意到,树在夏季生长,到了冬天,那些挂在树上的叶子看起来就死掉了。
5

经文教导我们说,在伊甸园中有一棵生命树。基督徒就像一片叶子一样,挂在这棵生命树上。

当冬天的时候,这些美丽的叶子,它们…… 哦,我是说在夏天的时候,这些叶子都非常美丽、脆绿;后来,当寒霜袭来的时候,就给叶子们换上了不同的颜色;之后,它们就都从树上凋落了;生命就回到了树的根部。如果我们注意,就会发现,这是一件非常奥妙的事。
6

不久前,我曾遇到一个自称是无神论,不信的人,并跟他谈话。当时我们正站在一棵他栽的苹果树旁边。我问他这棵苹果树有几岁了,他告诉我说有多少岁,并且告诉我这棵树每年能结多少苹果。那时正是八月上旬,我知道,我注意到那些苹果已经开始掉下来了,叶子也都变成棕色的了。我对他说:“我想问你一个问题,为什么在寒霜袭击它之前,这些叶子就变成棕色了,并且从树上掉下来呢?”

他说:“噢,因为冬天要来了。他们变成棕色,是因为生命已经离开了这些叶子。”
我说:“生命跑到哪里去了呢?”
他对我说:“回到树根,它出来的地方去了。”
我又问:“那这叶子就这么完了吗?”
他说:“不是的,来年春天,那生命还会再回来,长成新的叶子。”他以前从来没有注意到这一点。
我说:“那我请你告诉我,先生,是什么智慧在冷空气还没来之前,就把叶子从树上摘下来,并把它的生命送回到地里保护起来,直到下一个季节来到呢?你把水倒进一个桶里放在一个树桩上,它决不会因着季节而改变。所以这表明是神掌管着生命。”
7

我们这些称自己是基督徒的人,是从神的灵而生,并借着神的恩典,从一棵死的树被转变到了生命树上。当树上的一片叶子凋落了,就像我从这个美好的教会,以及吉尔特埃迪浸信会所听到的这些见证;我有很多宝贵的朋友都是那个教会的成员;它其中的一片树叶已经凋落了。我们知道,这生命已经回到了那位因着某种缘故,而将这生命赐给她的神那里去了;只等总体复活的时候,她将再次回来。在千禧年的时候,她将永远不再凋落。那伟大的时刻就要来了。

约伯注意到了这些事。后来,他注意到了太阳的生命。
8

如果你留意,早晨太阳升起的时候,像个婴孩,它的光线很弱。跟着,在九、十点钟的时候,它长成了少年人。然后,在中午的时候,在一天的中间,它最强壮。接着,它开始落下;最后,它就完全在西边落下去了。这一天就这样死去了。我们能说这就是太阳的终结吗?不能,因为第二天早上,它会再次升起,给我们带来新的一天。

那么这是什么呢?这是神的表达。“表达”这个词的意思,是指“显明一个人的情感。”这是神的表达,向我们表达,让我们知道他对我们的感情,即死亡不能把我们永远分离。我们会再次升起来,会再回来。
每当种子在秋天死在土里的时候,就像这些花,当寒霜临到它们的时候,那些小小的种子就从花里落下来,掉到了地上。这也许看起来很奇怪,但却是真理,即神是如此的无限,以致他决不会忽视任何东西。他为他的花举行了一个葬礼。
9

当严霜袭击过后,接下来就是秋雨,雨水大滴大滴的眼泪从天而降,埋葬了那个花种,拍打着花种,也许将它埋入了一两英寸深的土壤里。然后寒风开始刮来,小小的花瓣死去了,花枝也死了,球茎被冻僵了、干枯了。后来,小小的种子也被冻僵了,外面的肉都烂掉了。在春天来临之时,你看不到它能剩下一点东西。

但这就是花的结局吗?不!它被安置在这里是为了一个目的。当它好好地完成了这个目的时,神就借着这朵花,让我们明白了他对我们的“表达”。
就像太阳离地球近一些,就会带来温暖的光线;同样,你也不能隐藏那个生命。你可以用一块石头把它盖住,但你有没有注意到,当冬天你铺完了水泥,那到了春天,哪里的草长得最厚?正好是水泥的边上。为什么呢?这是因为那藏在石头下面的生命。当太阳开始普照大地的时候,你就不能再阻止生命,它会从水泥底下找到出路,探出它的小脑袋来赞美神,因为太阳就是复活。太阳能使所有植物的生命复活,只要太阳照到的地方,你就无法隐藏生命。
10

很多时候,人子看起来好像离我们很远。当他开始照耀时,“公义之子将带着医治的翅膀升起。”[玛4:2]每一个生命,无论他葬在哪里,埋在水里有多深、多远,或埋在沙里,岩石里,他都将复活进入神的荣耀。

因为神向我们表达,显明了他正在作的事。他的目的就是要借着花,借着太阳,借着树,借着所有的生命,向我们显明他就是复活,是生命。当神的旨意成就时,神就使他的身体复活。
既然连一朵花神都要让它完成它的目的,使它复活,那更何况是一个在生命当中成就了神旨意的姐妹呢!神为所有那些在他们的生命中成就了神旨意的人预备了复活。我们可以找出神对我们的旨意,然后成就它。
11

你或许会问到这些小花儿,今天下午,它们在这儿是为了一个目的。神要这些花儿,是为了一个目的。我们可以一直讲下去。

你注意,这些花的颜色都不一样,它们的色彩都不同,这表明神是一位丰富多彩的神。他喜欢不同的颜色。他把花配合在一起做成了一个神所喜爱的花束。神是一位丰富多彩的神,他拥有白色的花,红色的花,和各种不同颜色的花,并把它们汇集在一起来完成他的旨意。
神有大山、小山、平原。他有沙漠,有大海。神有橡树、棕榈树。每一样东西都配合在一起,各就各位。当神住在这些事奉他旨意的被造物之中的时候,神——这位大自然的神,就可以生活并享受他所造的。
既然神这么看顾,使这些东西复活,为它们开一条逃生的路,以便将来能再次事奉他;那神岂不更看顾属他的人吗?不管我们是谁,是什么种族、肤色、信仰,或别的什么,他都能使我们在神的同在和祝福中,和睦地居住在一起。总有一天,我们一定会复活,这就像花儿会复活一样确定。我们都看到了,我们都相信这一点。我们都知道这些事情就是表达。这些事向我们作证,告诉我们,将神想要我们知道的他的感受,显明给我们。
12

人们送这些花,我们姐妹的朋友们送来这些花,他们也是向这个家庭显明,表达他们作为一个朋友,一个姐妹,或一个爱她的人,对这个家庭的同情。他们在表达。他们在表达,显明,或者说是在抒发一种情感。

所有这些事情,这些神对人类的表达,我们可以讲好几个小时;所有这一切都有它们各自的位置,它们也都很好地尽了自己的本分。每一朵花,每一棵树,每一次日出,每一次日落,每一样东西都尽了自己的本分。但所有这些神的表达,都是在向我们显明并给了我们一个样板,就是到了某一天,神要作一次伟大的表达,一个永恒的表达。
后来,他将自己表达出来的形象,以他儿子的样式,差派给了我们。神差遣他的儿子,以他表达出来的形象,向人类宣告了他是如何顾念我们的。他变换了自己的角色,他成了人,成了我们当中的一员。
这位神,永在的父,伟大的创造者,在创立世界以前,他就充满了所有的时空。那里甚至没有一丝光线,也没有一个原子或分子,那时他就是神,而且他将永远是神。但这位至高者…… 如果你晚上抬头仰望太阳系中的众星……
13

几年前,我有幸通过那个巨大的天文望远镜去看宇宙,他们宣称你可看到一亿两千万光年那么远。在那以外,还有神所掌管的月亮、星星和世界。

然而,神竟然这么看顾我们,向我们表达、显明他是如此的伟大。不仅如此,他还以人的样式降临,向我们表达他是怎样的一位神。他多受痛苦,常经忧患。[赛53:3]他过着一个人的生活。他没有枕头的地方。[太8:20; 路9:58]他在向我们表明神是怎样的一位神。当我们生病的时候,他医治我们。他使死人复活,向我们表明他是神表达出来的形象。他为我们所有的人制订了计划,让我们也可以借着这些小小的表达看到神。然后,我们就可以仰望看到神伟大的表达,并得到确据,即当那时刻来临的时候,那并不是一切的终了。
14

我喜欢刚才我们的姐妹在歌中所作的表达,“这是我的姐妹,若她不晓得她在哪里,我是不会唱这首歌的。”明白吗?

我们知道这条我们将要走的路,因为神彰显的形象制定了这个计划。他说:“凡接受这计划的人就有永生。”《约翰福音》5:24说:“那听我话又信差我来者的,就有永生,不至于定罪,是已经出死入生了。”
耶稣基督是所有这些表达之中最伟大的一个。他为我们开了一条路。他完成并印证了所有这些表达。在他来之前,这些花、植物的生命、太阳、太阳系等等,都见证了将有一位公义的要来,这使我们坚固地确信他,因为他将是神表达出来的形象。当他来了,并且作了他该作的时候,他就证明了这些表达是正确的。他印证了它们。因为,这就像花复活,树复活,太阳复活;同样,基督徒也一定会复活。一定会!因为神在一个表达出来的人的形象里,或者说一个人在神表达出来的形象里,借着耶稣基督的复活证明了这一点。
15

后来,这位先知看到了这些发生的事情,约伯看到了所有这些植物的生命等等。我们熟悉圣经的人都知道,当时他正痛苦地坐在炉灰中,灾难攻击他,他教会的人说他在私下里犯罪。

人们经常说:“一个过早死去的人或者类似这种情况的人,可能是因为这个人犯了什么罪。他们做错了什么。”不是的。对基督徒来说,沒有这回事。
当他看到这伟大、终极的表达时,即神通过耶稣基督显明他的计划时,他大声地哭喊。当电闪雷鸣时,他说:“我知道我的救赎主活着,末了必站立在地上。我的皮肉之虫灭绝这身体之后,我必在肉身之内得见神,我自己要见他。”[伯19:25-27;此处是按照英文钦定本的翻译]
16

他在几百年前就看到了那最后的表达,他作为神的先知,在异象里看到了神最伟大的表达。

他可以低头看到那些种子的复活。他可以看到树的复活。还有太阳的复活,当太阳完成了它的事奉后,它会再次升起;它在白昼事奉,第二天又再升起。花在一次葬礼中死去,又复活准备下一次的葬礼。每件事物都在成就各自的目的。后来,他远远地望见那位义者的到来,他高声喊着说:“我知道我的救赎主活着。”
大卫说:“我的肉身也要在盼望中安息。因为他必不将他的灵魂撇在阴间,也不叫他的圣者见朽坏。”[诗16:9,10]他看到了那日,看到了那个神完美的表达要作什么,是要让人知道,死亡并不是人生道路的尽头。
死亡不是尽头,而是开始;是悲伤的尽头,是决定的尽头,但却是喜乐和奖赏的开始。死亡不是一切的终了,而只是必朽坏之事的终了,却是不朽坏之事的开始。贝尔姐妹已经进入了她的安息,神使她的灵魂安息了。
那时,约伯为这伟大的表达而高声呐喊,因为他知道要出现什么。
17

现在,我们要得到这样一个结论。今天,我们聚集在这里,来表达或者说是显明,我们对一位邻居,一位姐妹,一位妻子,一位母亲的感情。这是今天下午,我们聚集在一起的原因:是为了表明,表达我们的感情和失落。这是为什么我们在这里做这一切的原因。丈夫是来表达他失去了妻子,孩子是来表达他们失去了母亲,邻居是来表达他们失去了一位姐妹。

我们这些传道人…… 我听到他们在这个房子里,用美好、荣耀、安慰、确定的言语,评价了这位姐妹对他们,以及他们会众的影响。我们这些传道人来到这里,当然,我们心里也感到悲伤,但我们来这里也是为了要显明神的表达,显明神有关这件事的真理。我们来是要表达神对这件事情是怎么说的,来安慰人们的心;让他们知道,尽管这使他们感到如此震惊,但这却是全能神的旨意要以这种方式来行事。这是他的计划。这不是终了,这是新生命的开始。
18

神用他的道来教导我们这些事情,我们来这里表达我们的感受。为了这个,今天下午我是多么的高兴!我们都能向神的道表达同样的情感,因为贝尔姐妹成就了它。

贝尔姐妹,就像我们这个教会所知道的,她是一位可爱、圣洁的基督徒姐妹;她也做出了自己的表达。她表明了她对神的感情。就像我刚才听到悼词中所写的,在吉米弟兄娶她之前,我想是在田纳西州,她就做出了决定,她做出了自己的表达。所以,这就是见证。据我所知,从那天起,她就一刻也没有停止去表达。也许今天,在天国的走廊里,在荣耀永恒国度的那边,她走在神的街道上,还是在表达。那里超越了这朽坏的国度,她仍然在那里表达。
19

就像我们所知道的那样,贝尔姐妹从来不会为自己的见证而感到羞耻。她从来没有一次因作见证而脸红,也从来没有一次不情愿地去说这些事。她将这些见证表达出来,她不会感到羞耻。多少次我看见她站在后面举起双手,泪水顺着脸颊流淌下来。看到她站在讲台上唱歌,那些歌能使整个教会发出呼喊,它们是从那块地来的,远远超越了这个地方。她不会感到羞耻,她到处去作见证。她向每一个邻居,每一个教会,所有与她交往的人作见证,向他们表达她对神的认识。这是她的生命。她尽她所能,表达她在耶稣基督里是一个新造的人。

她是我亲爱的老母亲的好朋友,几个星期前,我的母亲也走上了同样的台阶。今天,她们在一起了。
看到神所作的这些表达,真是太奇妙了!还有贝尔姐妹的信。每次我回家,我儿子比利,就把贝尔姐妹的一叠来信拿给我,我还不断地接到贝尔姐妹打来的电话说:“为这人祷告,为那人祷告。”这是什么?对我来说,这就是她的表达,表明她里面的是什么,是对她丈夫的负担,对她孩子的负担,对她周围每一个人和每一个病人的负担。
20

在最后的几年中,贝尔姐妹几乎都是靠神的恩典在生活。她是一位相信神医治大能的忠实信徒。碰巧那天晚上…… 我从来没有为她祷告过,从来没有为这位亲爱的老圣徒祷告过,否则神就会医治她。

那天晚上,有人打电话给我,我刚从亚利桑那回来,大概在半夜。他们打电话给我儿子说:“舍玻特姐妹,就是贝尔姐妹的朋友叫你为她祷告,她正住在医院里。”我以为生病的是舍玻特姐妹,可能是贝尔姐妹认识的,一个叫舍玻特的女士,也许她今天就在这个教堂里。我以为是她在医院里。
第二天早上,他们打电话回来,大概在十一点左右,他们说:“不是舍玻特姐妹,而是贝尔姐妹在医院里。”从这一点,你就可以看到神的旨意和计划。在我赶到医院之前,贝尔姐妹就已经爬上了黄金阶梯。在我赶到那里之前,神已经摘下了他艳丽的玫瑰,来为千禧年预备好他的花束。在我还没有赶到之前,她已经去见神了。这是神爱的表达。
21

这些年来幸福的婚姻生活,是她作为一个妻子的忠诚表达,她为她的丈夫和孩子们营造了一个家。她的忠诚是在艰难的时期显明出来的,那时饥饿的孩子们围着桌子,生活艰难。一位母亲,当那些饥饿的嘴巴都围着桌子时,这需要一位母亲花很多的心血来把吃的准备好,让这吃的能维持久一点。但她忠诚地站在她丈夫一边,站在她孩子一边,这是在表达一种真正的忠诚。这是你们每个人都知道的。这不需要我来说,你们都知道这是真的。对吗?是的。

22

还有她那从不间断的为孩子们的祈求。我想,每当我遇到她或离开她的时候,没有一次她不是请我为她的孩子们祷告的。这表明的是真正的母爱。她知道生命不过是一场梦,或者说是一个让她的孩子们能预备好的地方。她想要在那块远远超过这里的地上见到他们,那里将不再有艰难的时光。她常对我说…… 她管我叫比利弟兄,她说:“比利弟兄,请为我的孩子们祷告,让他们中间沒有一个失落的。”这难道还不能表明那是一个真正的母爱吗?一个爱她自己的孩子的母亲,一个爱她的邻居,爱她的丈夫,爱她所爱的人。这是神在这个女人里面,表达永恒的事情。

23

我是多么同情她的丈夫,我的好朋友。我多么同情她的儿子们,他们中间有的是在德国和其它不同的地方,听到了她们的母亲去世的消息。孩子们,她可能离开了你们的面,但她沒有,没有死!她永远活着,她正生活在一片她曾祈求要与你们每一个人相见的土地上。不要让她失望。我确信她不会的。

今天下午,我看到一根“车条”脱离了“车轮”。我还记得,当我家里的第一根“车条”被拿掉时的情景。他们一个接一个地掉了下来。不会太久了。听着,那个“车轮”会再次被重新组合在一起,在另一片土地上不会有断裂的“车轮”。在那里神伟大的体系将得以完成,并一直运转下去。你们一家人,愿这事成就。你们一直都拥有你们的母亲,愿你们与她永远在一起。是的。
24

还有一件事表明了神的爱。我知道,贝尔姐妹希望自己永远不要作为一个老人一直活着。她不愿在自己年老的时候,那样拖延着,被人搬来抬去,到时腿也瘸了,一身是病,最后一点一点地死去。神成全了她的心愿。是的。几个星期前,她还坐在教堂的板凳上,唱着基督荣耀的福音。

这是什么?一个母亲,才65岁,就这么早的死去了,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什么?这是神在表达自己,“他未尝留下一样好处不给那些行动正直的人。”[诗84:11]神就在她的死上,向我们显明了他是神。他会为那些在他面前行动正直的人,成就他们心里所愿的。
我们必须要明白,他是神,我们所有的人都必须来到这样一个地步。跟着,让我们仰望他表达的记号。他的爱,他的教会,属他的人,以及所有的一切都是神对我们的表达。我认为,我们所有的人都应该谦卑地低下头,为这样一个借着基督,甚至胜过了死亡的生命,来感谢神。
当耶稣来到睚鲁的女儿那里时,他说:“她不是死了,只是睡了。”[路8:52]她睡了,不是死了。因为她很多年前,当她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就已经死了。如今她活在基督里,对我们来说她只是睡了;但对基督,她是醒着的。
25

让我们低头,为这个勇敢的生命感谢神。

天父啊!你当然知道我们的心,当然知道我们的心思意念。你晓得我们所有的人。我们是你手所造的。你知道我们很难过的看着贝尔姐妹被从我们当中接走了。但神啊!我们低下我们的头和心,满心感谢你,因为她的愿望你已经垂听了,你对她的愿望也都成全了。甚至在这道路的尽头,也是与她交往的每一个人的生命,为她写了悼词,证明她是你的仆人。愿她的影响能够在所有认识她的人心里长存。神啊!我们求你让她的灵魂,安息在那片这些年来她所热爱、所歌颂、所传讲的土地上。
26

主啊!今天下午,我也为吉米祷告。我看到他坐在那里,当他晶莹的泪珠从面頰上流下来时,他是在表达他的感情,表达他对这位忠诚妻子的思念。还有这些孩子们,他们脸上淌着泪水,他们在想念他们可爱的妈妈。神啊!我们求你祝福他们,安慰他们的心。求你伸出那双手,那双无人能及的手能伸入人的心里,给予他们极大的满足,即有一天我们还会再相会。在那里,我们将永远不再有葬礼了。

27

求你祝福她所爱的人,她的弟兄、姐妹,她的孙子、孙女和她的邻居们。

主啊,还有这些教会,我们知道他们有多爱她。她如何在我们当中行走,她也同样在他们当中行走。主啊!我们跟他们一起来分享这极大的共同的感受,就是我们都爱她。我们在这里为了她的生命,向你表达我们的感激之情。
主啊,求你塑造我们,磨练我们,让我们也在生命旅程的尽头,能准备好与你想见。赦免我们许多的罪过。哦!永生的神啊!求你憐憫我们,因我们软弱、疲倦。
28

我祈求你今天下午安慰我们。愿我们能从这些在你的道中表达出来的话语里得到安慰,通过不同的传道人,通过那些你所预定的人,通过邻居们和朋友们得到安慰。愿我们能从花、树、阳光、叶子的见证中得到安慰,更让我们从那位见证基督复活的圣灵的同在中得到安慰。你说:“我不撇下你们为孤儿。我要求父,父就另外赐给你一位安慰者,叫他与你们永远同在。”[约14:16-18]哦!主啊,我们何等爱你!我们何等感激你差圣灵给我们,他在这乱世中给了我们有福的确据。

29

现在,求你为了将来的事奉,加给我们力量。

主啊,我有一个特别的祈求,就是为这些穿着制服坐在这里的孩子们。当他们回到自己的岗位上时,求你祝福这些孩子们。主啊!我祈求,当那日…… 我们感谢他们现在所穿的这些制服,但更愿母亲的祷告被你垂听:当那日来到时,愿他们能穿上耶稣基督的圣洁和公义。这也包括那些女孩子们,以及所有的人,主啊!我们所愿的,就是能成为信心刚强的基督徒精兵。主啊,求你带领,引导我们,直到那日我们再相会。
我们为了她的生命感谢你,求你与他们每一个人同在,直到我们相会在你的脚前。这样祷告是奉耶稣的名。阿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