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0204 圣餐

1

在亚利桑那州的几次、十五次聚会之后,我的喉咙里……我们度过了一段美妙的时光,主耶稣真是丰丰富富、大大地祝福了我们。他们想要稍微运用一下主的策略;我相信那是实施它的正确方式,进去先朝边缘的地方开火。我提前好几天进去的,在凤凰城、森尼斯洛普、坦佩、梅萨的所有主要的大教会举行了十场或十二场聚会,走遍了那里,有点在到处朝边缘开火,接着把所有的人引到五个晚上的大聚会上。那是我们在北美举行的最大的聚会。那真是一场大聚会。最大的早餐,还有那天晚上的宴会。

2

我真是无法说出到底有多少人领受了圣灵。那真是太好了,很多人领受了圣灵,很多人得了医治,得救了;那真是太奇妙了。所以,当我们看见时间在逼近,我们满心感谢神。许多了不起的人进来了。其中一个……

这将对内维尔弟兄非常有益。我看见一个来自这个国家最大的长老会神学院的长老会传道人,在灵里跳舞。哦,那真的很奇妙,他领受圣灵了。后来他告诉我,他说:“我拿到了一盒你的磁带。”说:“但不是很好。”说:“只是有点颤音,”但他说:“我把它带到了我的学院里,播放了它。”由于在那里他是个心理学的大人物,他让他们所有的人都保持安静。他说:“瞧,不管怎么样,反正他们听了一次。”他说他有一个……
他说他领受了圣灵之后,在他的教会里,他在灵里跳舞,他们说:“牧师,你什么时候再学点新舞步呢?”
他说:“当我的会众学会了这个。”我想那真是可爱,你知道,他属于长老会的高层,他说:“当我的会众学会了这个的时候。”所以,那是一件好事。就像一个刚刚新出生的小婴孩,他仍然是……瞧,你们知道,要成为波士顿最大的长老会神学院里的心理学教授,他肯定得是个很了不起的人,瞧,那是在美国。
3

我看见梅奥诊所的一位主治心脏外科医生在灵里传福音,说方言。哦,我看见另一个专科医生,是基督复临安息日会的,从……他也是心脏和喉咙方面的专家,他是个老人,也领受了圣灵的洗。他领受了圣灵。一天晚上,我在庭院里按手在他头上,他就领受了圣灵。所以我们……我们的主做了太多的事,是让我们满心感恩的,尤其是在这次所看到的。

后来我对他们说:“你们意识到当睡着的童女开始寻找油的时候,是什么时刻呢?”那是新郎来的时候,那些人、预备好了的人就进去了。哦,我很高兴地知道我们正生活在这最后的时刻。瞧?我相信我们正生活在世人所知道的最伟大的时刻,刚好是在主再来的前夕。那不是很奇妙吗?想一想,现在,所有的经文几乎随时都会应验。所以,我们随时期盼着他。我们应该在那样的期盼下活着,它随时都可能发生。要付上祷告,预备好。
4

在今天的一次会面中,我,一个人,我遇见了一个从台湾来的宣教士,一位高贵的女士,七十三岁了,却好像是刚过四十五岁。她依然很年轻,以前肯定是一个漂亮的年轻姑娘。她说她是在一个“是”就是“是”、“不是”就“不是”的基督徒家庭里长大。她在那种严格的教导下成长。她说:“伯兰罕弟兄,大约在这个年龄,哦,”说:“大约八岁,我想我就把我的生命献给了主耶稣。”她说:“大约十二岁时,我被某个宗派的传道人所骗,说我必须得到第二个祝福,”说:“我被完全骗了进去。”但她说:“大约十七岁时,我真正地领受了圣灵。”现在她回到这里,想要叫醒一些睡着的浸信会教会。她说如果……如果她所看见的东西有什么是死的(她本身就是浸信会的),她说:“就是在这里的这些死的浸信会教会。”她称他们是停尸房。

我说:“瞧,我猜想当你在前线时……”现在我认为她……想一想,我,五十二岁了,我出生之前她就作为一个宣教士而去到了外面。我却想我已经太老了,不能去到福音工场了。我想:“哦,主啊,赦免我。”
5

她很好,极为聪明,有才气。后来她跟我讲了一路上的经历,台湾、中国和日本等等何等需要福音。所以,他们从福音工场上把她打发回来,说:“你知道,你已经过了七十岁,就不能再去到福音工场了。”所以他们打发她回去。但她无法保持安静;她去到所有这些浸信会的大聚会上。她说:“葛培理,”说:“他传送浸信会信息的方式,让浸信会教会遭受了亏损。”说:“他不能把他们带到足够远的地步而领受圣灵。”她说。哦,姐妹,你持守住那个。那没错。她说,那边的那些中国人,她说她不会让他们只是往前走,说:“我们信耶稣基督,”说:“那没问题。”但她说她让他们留在那里,直到有什么事发生了,然后他们就成了真正的基督徒。

我说:“就是那样的,姐妹。只要告诉他们……让他们留在那里,直到有什么事发生了。”
6

呐,如果使徒在九天后就说,“我们相信我们得到了,瞧?就让我们凭着信心接受它,出去做我们的工作,”会怎么样呢?瞧,那永远不会产生结果。他们在那里等候,直到他们知道有什么事发生了。瞧?那就是今天我们的问题所在;我们留得时间不够长。瞧,那就是为什么之后我们会依旧随意生活,什么事都做,也不会搅扰到我们,因为我们在那里留得不够长。今天我们在里面;明天我们就在外面了,这样、那样。如果我们呆得够长,直到你进去了,在你后面关上了门,然后你就会留在那里。你受了印记,直到得赎的日子来到。我对这点何等的高兴。

7

我们有一段伟大的时光,正如我说的,在凤凰城和整个山谷,那里有许多基督徒,他们许多人持守着他们可爱的生命。

我去到了南山上,妻子和我去到那里,一天当朋友们……我弟弟道格照看两个女孩,伍德弟兄和姐妹照看男孩,我和我妻子度过了第二次蜜月。她说:“比尔,你知道,这次蜜月胜过了第一次蜜月。”她说:“我们第一次度蜜月,我唯一所能做的事就是坐在营地,等你打猎回来,”她说。
你知道,我耍了点小聪明。我想:“瞧,我没有存到多少钱在发酵粉的罐子里,只够去打猎旅行,而且我还要在今年秋天结婚。”所以,我想:“就合二为一吧,”你知道。当我去打猎旅行时,也就是度蜜月,你知道,所以我们合并了。但这次我们付了钱,真正出去了,过得很愉快。
8

他们中的很多人是从我们教会来的。我相信索斯曼弟兄,他的家人在后面,汤姆·辛普森他们,马奎尔弟兄,我们都在主里过得很愉快。

9

所以,我们上到南山上,就是凤凰城的南边,远离了那些压力。嗯。在现代城市里的压力……难怪当人开始在地上繁衍时,罪恶和暴力也进来了。我在那里观看,在很高的地方,这样我们就能看到凤凰谷,我对妻子说:“自从我们在这里坐了十五分钟,不知道主的名在那座城里被妄称了多少次了?”

瞧,在大城市区域,比如说坦佩、森尼斯洛普那一带,我猜在那个山谷至少有一百万人口。我说:“三百年前,这里什么也没有,只有仙人掌和豺狗。在主的眼里,如果像以前那样,可能更好。”没错。虽然他们在那里建造大的城市、漂亮的房子等等,很美丽,但如果男人、女人手举在空中在街上走来走去,荣耀神,感谢他,那会更好。但相反,却是咒诅、胡来、喝酒。只要让文明进来,邪恶就也在那里了。
10

我说:“昨天夜里,昨晚在这座城市犯了多少淫乱?多少醉酒?多少的家庭……多少……在这个大城市,就在前一个小时里发生了多少混乱的事?”

妻子对我说;我想,她是这么说的:“那么,来这里有什么用处呢?为什么你离开家来到这里呢?”
于是我说:“事情是这样的。尽管那一切确实是大多数,但那里还有少数人。昨晚在那里开始聚会时,发出了多少忠诚的祷告?”
11

他对我们太好了,以至众教会在日落前就被挤满了,你连院子周边的地方都进不去。那些组织等等,主倾倒出他的灵,祝福了他们。我没留任何情面,只是不断地宣扬福音。当然,有时候是相当严厉,但这是我所知道的唯一方式。在这里是严厉的。在审判台前将更严厉,在那里我们必须要面对它。总而言之,那是一件荣耀的事。我们要感谢教会这里的祷告和对我们的支持,保守我们紧靠着十字架。

呐,后来回到这里的家中,今早我本来要下来,或许要为一些病人祷告;我有许多正在等候的会面和病例,一些病例是我来这里的最近两天才拿到的,从我离开之后已经等了一个月了。所以,他们竭力要尽快联系到他们,把他们从所在的不同地方叫来。
12

若主愿意,大约两个礼拜之后,我要去图森;那是个低洼的地方。呐,这次商人团契,你们可以为这个祷告。除非我先相信这是主的旨意,否则我什么都不愿去做。呐,下次大会安排在莫德斯托,然后从那里到华盛顿,华盛顿州,再到苏黎世,然后到巴勒斯坦,再进入南非。那都发生在从现在到六月份之间。我被邀请在所有这些大会上讲道。这可能会给我一个再次进入南非的机会。他们打电话来,每个月我们都会受到邀请。但如果一个……

13

在教会中,在五旬节派教会中有一个很大的分裂。如果你去到一边,另一边就不要跟它有任何关系。他们不会一起合作,所以我就退出来了,这样已经有五年了;但我心里有呼召要去那里。呐,如果商人团契能让我进去,只要能让我开始就行了;因为他们两方面都属于……这样就能把他们都叫来了。到时他们就必须得在这件事上合作,因为他们教会的财政需要就是从那里来的,所以为了保全他们的面子,他们就不得不来了。你瞧?所以,也许这可能是主的旨意;然而,我也不知道。这听起来很好,但我不知道。

14

呐,博德斯弟兄把今年的安排或邀请给了我。老实说,从上个圣诞节以来,发来的邀请函是一本书的两倍那么厚。用人的头脑试着去解决它,那是没有办法的,所以我没有接受任何邀请。我只想举行一场聚会,等候,看主告诉我在那之后要去哪里,接着去下一个地方,再下一个地方,去到他告诉我要去的地方。所以你们为我祷告。

我记得去年,在考克斯弟兄或姐妹那里,阿根布莱特弟兄打电话叫我去安克雷奇旅行。如果我只靠着擅自以为那是对的就去了,会怎么样呢?
呐,我正想着那个,擅自,我传讲过了这个主题。当我去到外面时,我说,告诉录磁带的小伙子,“不要录磁带。出去不要录磁带;我要传讲我在这里传讲的同一个主题。”我想我只传讲了一场我在这里所传讲的,其它的都是新的主题。马奎尔弟兄把它们全录了下来。
15

擅自……如果我去了,擅自去了那里,肯定就会跟它所产生的结果不一样,异象就不会应验。但异象应验了,你们都晓得那个,主是怎么祝福的。

呐,还有另一件事在我心里很长时间了。教会,请为它祷告。你们这里所有的人都知道,从我是个小男孩时起,我就对这个地区从未满意过。我整个的心充满了对西部的渴望。我记得,当我正为我岳母在那个小地方割草,那地方是属于这里教会的,这地方……我正坐在台阶上,圣灵对我说,他说:“我不能进一步地祝福你,直到你完全顺服我,像亚伯拉罕一样。”瞧?亚伯拉罕,神告诉他将自己分别出来,单独出去。他出去时,带上了他父亲和侄儿。直到亚伯拉罕完全顺服神,神所应许他的才完全应验了。这个束缚,把我捆绑在这里的主要束缚是我母亲。你们知道那个。现在,母亲已经去跟主耶稣在一起了。我……我不知道要转向哪个方向,要做什么,所以请你们为我祷告。
16

呐,内维尔弟兄,我出来要来到这讲台上;我想:“哦,我该出去了。”有个人遇到我,说:“哦,他们今晚有很多的事奉。”说:“他们会有讲道事奉、唱歌事奉、祷告事奉,然后是收取奉献,还说他们有洗脚、圣餐和洗礼的事奉。”

我想:“可怜的弟兄。哦,这么多事情,我知道那是什么,尤其是在早上辛苦地讲完了道之后。”呐,我想:“我悄悄溜到那里;或许他会要我主持圣餐。”
他说:“如果你觉得有带领,你愿意今晚给我们讲讲吗?”所以,我知道那是什么意思;于是我就回去,找到一节经文,记了一些笔记,或许主会帮助我释放一篇大约四个小时的简短信息,然后我们要洗脚,领圣餐。哦,我,或许我会提前一些就讲完了。不,我只是逗你们。大约二十、三十分钟,然后我们要洗脚。这之后是什么,是圣餐吗?跟着是圣餐,然后是洗礼的事奉。
17

呐,我们很高兴你们要受洗。呐,若神愿意,并且那也蒙神的喜悦,牧师和会众也没问题,下个礼拜天早上我会下来为病人祷告,讲道,若主愿意的话,就是下个礼拜天,因为再下个礼拜天我或许又会离开。现在当我在家里的时候,我想要进来这里讲道,因为我们作为弟兄连在一起,内维尔弟兄和我在这里,我们……我们彼此相爱,我们……我们想站在一起,互相帮助。

18

这听起来有点亵渎,但我希望对你们来说听起来不是那样。有一次,科里弟兄说,他……我在一个灯泡促销活动中,为公司销售灯泡。他买了很多的灯泡,够他用四、五年的了。而我也转过来,从他那里买了一辆福特车。他说:“比利,我相信我们是在彼此给对方挠痒痒。”所以,瞧,在需要的时候那是有一些帮助的。那是……那是对的。我们知道如何去给对方援助,彼此帮助。

19

呐,现在让我们转到真诚的部分。我若没搞错,我相信我看见比勒弟兄在后面,另一位传道人弟兄。今天,我经过的时候,朱尼·杰克逊弟兄跟克里奇站在外面院子里。他们在这里有主持聚会吗?洗礼的事奉。我明白了。好的,如果他们有候选人,我们可以提供水。我们把水预备好了。

20

所以,由于我们将要领圣餐,我想,如果我就圣餐谈几分钟,将会是很好的。

呐,在我们就近这道之前,让我们现在放下一切,放下我们一切幼稚和孩子气的方法,藉着祷告进到神的面前。让我们祷告。呐,我们低下头,我相信我们的心也伏下了,如果这里有需要,你们想要告诉神,想要让我在神面前记念你们,你们愿意藉着举手来告诉神吗?愿神应允每个人和每个人的需要。
21

全能的神,我们主耶稣基督的父,叫他从死里复活并让他坐在至大者的右边,长远地活着,为这些事祈求,就是我们相信他为我们做的事,并且承认它是那样的,主神啊,我们祈求今晚你赦免我们的罪恶。哦,我们想一直留在宝血遮盖下,因为我们不知道什么事会发生。万事都快要结束,主啊,我们感觉主的再来近了。我们就要启程了。当我们想到旅程的时候,我们可能想到手提箱、备用的衣服和备用的鞋子。但这个旅程是多么不同啊,它不是装包,而是卸包,放下。正如你伟大的仆人保罗在《希伯来书》12章里说的,“我们就当放下各样的重担,脱去容易缠累我们的不信,存心忍耐,奔那摆在我们前头的路程。”

22

我们现在没法为这个摩登的世界预言好的事情。我们唯一能藉着圣灵预言的只有灾难、苦难、地震、大海啸、日头和月亮坠下,教会正处在老底嘉时代,基督在门外叩门,想要进去。哦,神啊!正如古时的米该雅,当预言反对亚哈时,他怎能祝福他呢?那位伟大和有能力的先知以利亚走向他,因为他夺去了那无辜之人拿伯的性命,所以以利亚说:“狗要舔你的血。”那么,米该雅怎能预言好的事情呢?

23

今天圣灵充满的孩子怎能向一群把主拒在外面的罪恶、冷漠之人预言好的事情呢?哦,神啊,我们只能看到前头是严酷的审判。向那些不正直的人呼喊,“逃向主吧,因为他是疲乏之地的磐石。他是暴风雨时的避难所。耶和华的名是坚固台;义人奔入,便得安稳。”[箴18:10]我们可以想到那些建造起来的伟大逃城,当追赶者追赶这人,他跑进了城堡里,便安全了,没有东西能伤害他。哦,神啊,让我们奔跑,赶快去到主那里,因为他是我们的避难所,是我们的力量,是我们在患难中随时的帮助。所以,如鹰一样,藉着鹰的眼睛看见,患难正在形成,乌云翻滚,审判的雷声和闪电就要降到地上,我们知道暴风雨近了。

24

今晚,主啊,我们为这里的这些举手的人祷告。我不知道他们需要什么,父啊;你知道。我祈求你为他们宝贵的魂供应一切,就是那只举起来的手的背后的意愿。主啊,应允它。医治病人。安慰疲乏的人。赐给受压制的人喜乐。赐给疲乏者平安,赐给饥饿者食物,赐给干渴者水喝,赐给悲伤的人喜乐,赐给教会能力。主啊,今晚将耶稣带到我们中间,因为我们就要领圣餐,那是他裂开的身体的代表。主啊,我们祈求他以显而易见的方式造访我们。

祝福这一小群会众,和它亲爱的牧师,我们的内维尔弟兄和他的家人,执事们与理事们,和在场的每个人。主啊,祝福所有在全世界的其他人,那些人带着喜乐等候主的再来,灯收拾过了,灯罩都擦亮了,福音的光正在黑暗之地闪亮。
现在,主啊,用这几句话帮助我。当我们读它的时候,请祝福它,给我们赐下内容,因为我们奉耶稣的名求。阿们!
25

呐,我们可以翻开圣经,翻到《约翰福音》第6章,当我们回到家后,如果每个人都能读读这一整章,那将会非常好。我想读,从47节读起,读到59节,这一段,作为引出正文的方式,讲讲“圣餐”这个主题,这是耶稣在节期的时候所说的话。这些节期是一段很重要的时间。他们从磐石喝水,代表在旷野的磐石。他们吃,作为纪念几百年前降下来的吗哪。它就是逾越节,正如我们今晚所要做的。

47“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们,信的人有永生。48我就是生命的粮。49你们的祖宗在旷野吃过吗哪,还是死了。50这是从天上降下来的粮,叫人吃了就不死。51我是从天上降下来生命的粮;人若吃这粮,就必永远活着。我所要赐的粮,就是我的肉,为世人之生命所赐的。”
52因此,犹太人彼此争论说:“这个人怎能把他的肉给我们吃呢?”53耶稣说:“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们,你们若不吃人子的肉,不喝人子的血,就没有生命在你们里面。54吃我肉、喝我血的人就有永生。在末日我要叫他复活。55我的肉真是可吃的,我的血真是可喝的。56吃我肉、喝我血的人,常在我里面,我也常在他里面。57永活的父怎样差我来,我又因父活着,照样,吃我肉的人,也要因我活着。58这就是从天上降下来的粮。吃这粮的人就永远活着,不像你们的祖宗吃过吗哪,还是死了。”59这些话是耶稣在迦百农会堂里教训人说的。
26

愿主祝福他的道。我想就“圣餐”讲几分钟。“圣餐”这个词是什么意思呢?“圣餐”的意思是“说话,跟……”“圣餐”的真正意思是“有所交通,彼此交谈”。如果你通过电话跟某个人交谈,你们在那里举行一次会谈,你们就是在彼此谈心。如果我们去到一边,站在房子的后面,单个的人和牧师,或随便两个人,他们就是在彼此谈心。

27

呐,你们不能通过电台或电视谈心,因为你们不能回话。但你们可以通过电话,因为你们是在彼此谈心,它不是单方面的。它是……我现在不能跟你们谈心,因为你们没有回话。所以,谈心不是来听一个传道人释放他的信息。那不是走到一起进行谈心。圣餐不是那个……如果你来跟传道人谈心,你会把他叫到一边,或任何个人,跟他或她谈心。

但对我们进到圣餐里的人,是我们每个人作为个人跟基督谈心。那就是谈心。谈心全然不是一个人说话,不是我们说所有的话,而是等候,看看基督对我们回什么话。
28

呐,许多时候我们犯大错误的地方就是我们说了所有的话,却没有等候,给他回话的机会。有时候我们去,说:“主啊,我愿意你做某某事和某某事。阿们!”就起身离开了。呐,那不是真正的谈心。那只是去要恩惠。但当你留得够长,直到他回话了,那就是你得到圣餐的时候,跟主谈心。呐,谈心的一个伟大方式就是要被认同;你必须同意某些事。呐,很奇怪,有时候当我们遇到那些事……

吃是跟它有联系的。呐,你以生意人为例,当他们要做一场商业交易时,他们会邀请某个人出去吃饭,他们坐下,之后边吃边互相交谈。一个优秀的销售员,通常他不会跟一个空腹的人交谈。最好是等到他感觉良好的时候,他用了早餐以后。不要到那里去,把他从床上叫起来,跟他讲你要卖给他的东西,而要等到他用完了早餐,状态很好的时候再说。
29

那天,我传讲了那个给耶稣洗脚的女人。在加拿大,我就讲到了这点,说,当一个客人来访问另一个人,这个人有某个程序,在他们真正觉得适合来访或谈心之前,他们必须经过这个程序。来访就是谈心。呐,他们会来……受邀,首先你必须被邀请。然后你来到门边,佣人会给你洗脚,因为行路时,你一路上沾了动物等等的臭味。他们都……人跟动物走一样的路,路上有臭味和尘土,巴勒斯坦人的衣服拖到了它,它就附在腿上的汗里和没有遮盖的脸上,附在手上。他们会在门口把客人拦住,佣人会给他们洗脚。另一个人拿着毛巾和一瓶香膏站在那里,他们把香膏洒在手里,像这样擦,擦在他们脸上,然后拿一块毛巾,把它们擦掉。那就除去了所有的尘土和臭味。它里面有一些东西能给人清新,好像薄荷醇,使他们感觉良好。

30

他们进去时,不是穿着你肮脏的旧鞋走在那些精美的地毯上,他们会给你一双像家里用的拖鞋。他们就走进去,然后客人进去,主人会亲吻他们,表示欢迎。瞧,如果你的气味不好,你就别想让主人亲吻你。当你肮脏时,你就别想要走在地毯上。主人会亲吻你,表示欢迎,然后你就成了一个自己人。

31

呐,神也有那样的事。在我们真的准备跟神谈心之前,我们必须先被道的水洗净。分离,分离的水使我们从罪里分别出来。呐,起先,你不能跟神交谈,你不能跟神谈心。首先你必须为你所做的悔改,因为你不可能信得正确,直到你悔改:“主啊,赦免我的不信。(瞧?)赦免我的不信。”你必须先悔改。当你悔改时,你就……你以前的罪就赦免了,接着你就是洗礼的一个候选人。呐,神应许洗礼之后赐下圣灵。

32

呐,事情是,在这个谈心上,我们发现,洗脚等等跟那个也是有联系的,洗我们的脚,作为圣灵洁净的一个象征。

呐,必须有一个相互的感觉。如果你跟你的主人不沾边,你就……你就无法谈心。不,你不能这样做,因为你不同意他。但如果你们彼此同意,那你就能谈心了。所以,当我们来到主的圣餐桌上时,也是这样的;我们必须同意他的道。瞧?我们必须重生,神的灵在我们里面对他所写的每句话都说“阿们”,这样我们就能跟他谈心。
33

我们从神领受的是这样:我们的心若不责备我们,我们便能蒙神的喜悦。我们知道我们得到了我们的要求和请求,因为我们的心不责备我们。呐,如果神跟我们说我们必须重生,我们却还没有领受新生,那么,我们去向他求什么时,就觉得有点可笑,瞧?因为我们知道我们还没有满足他的要求。所有的只是一个罪人的祷告。但当我们跟他交通时,我们跟他说话;那就带来了圣餐。

34

呐,圣餐的这个意思,我想要解释一会儿。呐,我们来看我们所称为圣餐的,就是饼和酒。呐,那个被大大地误传了,甚至连谈起它都没有一点的益处。哦,这么多年来,它被大大地误传了。那其实不是圣餐;那只是在守一个诫命。瞧?我们称它为圣餐的原因,是因为它是从天主教协会来的,作为“神圣的圣体,就是主耶稣真实的身体。”但它不是主耶稣的身体。它只是记念他的身体。

35

我不在乎有多少神甫或传道人,不管是谁祝福了它,它仍然是饼和酒。没有一个神甫,如同他们告诉我们的,说神有义务听从神甫,他把圣餐(他们称为圣餐的,圣体)转变成主耶稣真实的身体,然后信徒来领受,那就是圣餐。那是错的。

“圣餐”是“交谈,谈心,你可以跟他说话的东西,他也会给你回话。”那才是圣餐。一块圆饼不会回话。所以,事实上,真正的圣餐是圣灵回话。你求他,他就回话;那才是正确的圣餐。这是记念接受他的钉十字架和复活,不是圣餐。我们那样称它,但它不是。它是从天主教会接受这圆饼而来的,正如那天我们在次序中讲过的,在“异教信仰对基督信仰”中谈到它,怎么说到这个小圆饼是基督真实的身体。呐,天主教会是那样相信的。
36

你注意到了吗?他们经过教堂时,画十字号,提一提帽子等等。那不是教堂;是那块圆饼在那里,那个身体,神甫已经把圆饼转变成了基督真实的身体,老鼠和耗子都会叼走它。嗯,你不能用属血气的想法思想,认为一块饼会是主耶稣的身体。它不可能是。

“圣餐”是“交谈,它回话,你在跟某样东西说话。”“谈心”这个词的意思是“交谈,或跟某个给你回话的东西有联系。”神给你回话:圣餐。它仍然是我们称为圣餐的饼和酒。
37

呐,耶稣在这里说,就是我所读过的:“我的身体是可吃的,我的血是可喝的;我的身体和血是可吃的,是可喝的。”

呐,我们想要思想一下耶稣,并看看他到底是什么。他的身体是什么?基督的身体是什么呢?是信徒作为一个身体,在圣灵里跟他联在一起;不是一个偶像,不是一块饼,而是在信徒心里的圣灵,他们被联系在一起,人,也就是神的儿女能和神彼此交谈。必死的人藉着流出的宝血,罪得以赦免;男人、女人、男孩、女孩,可以跟基督交通,就是跟他谈心,是一个身体。
38

就像丈夫和妻子或一个男孩与他的女朋友坐下来详谈,基督和他的教会在一起谈心。那是为什么我们能从他那里听到话,在事情未成就之前就看到未来,就能完美地说出未来,因为我们跟一位把永恒掌管在手中的神谈心。彼此谈心,基督的身体,基督奥秘、属灵的身体,不是跟任何形式的偶像或一个饼、一杯酒联系,乃是以一种属灵的形式。

39

呐,耶稣说过同样的事。你去看《约翰福音》第4章,他在对井边的妇人说话,她正在说诸如此类的话,“我们的祖宗雅各在这个泉源喝水,挖了这口井,把这水给了他的儿女和牲畜,有人说:’当在某个城里敬拜,’其他人说:’在这座山上。’”

耶稣接下去说:“等一下。我们是犹太人,我们明白那是什么,敬拜的意思是什么。妇人,要听这话。时候将到,如今就是了,那真正拜神的,要用灵和真理拜他。(你的道就是真理。)父要这样的人用灵和道(即真理)拜他。’你的道就是真理。’”呐,他告诉妇人了这点。
40

瞧,基督……神是个灵。“基督”的意思是“受膏者,被神膏抹的人,”这就使耶稣成了基督。呐,基督说:“我是粮食和水,”不是圆饼,不是我们在这里所领的圆饼。那不是基督。我们在祭坛上喝的酒不是基督。它以一个比喻的方式代表基督。但基督是圣灵,是那临到教会的恩膏;那是肉和水。

41

世界上最不寻常的哭声,我希望你们没有人曾经听到过它,如果你听过,没有什么哭声能比得上饥饿者的哭声。当你看到一个带着婴孩的母亲,她走不动了,太虚弱了,小婴孩就要死了,他的肚子因饥饿而鼓胀出来,听到那位母亲发自心底的哭泣,看见那个婴孩的脸颊瘪下去,以至于皮包骨头了,他的牙龈也露了出来,却几乎发不出声音,他的眼睛都凸了出来。没有任何哭声能像饥饿者和干渴者那样。

42

在沙漠里,多少人由于干渴而丧失了生命。有许多故事,我可以给你们讲一晚上沙漠里真实的故事。当你渴了时,魔鬼给你一个幻景。你在这里就能看到它们;你不需要去西部看。下到路上,看上去好像路上有水。你们开过车和去过公路上的人都看见过那个。那是虚假的幻景。

不久前在这里,大约三、四年前,我从书上读到一些野鸭,飞过这个地区,看见一个幻景,就降落在路上,认为它们是碰到水了。它们就粉身碎骨了,撞到了坚硬的路面上,还认为它们是落在水面上了:一个幻景。
43

多少时候魔鬼对人们做了同样的事,给他们一个虚假的幻景,那里什么也没有,只是表面相信。所以,今天许多人有一个表面相信的宗教,想要虚构某件事或假装有某件事,其实并不是那样。就像那个女宣教士说,她一直等到她肯定了。我们最好这么做。你不能回头再试一次,你有一个机会,你有蓝图了,所以我们最好去到记号那里。

44

饥饿者的哭声(听着!),那是一个不寻常的哭声,因为它是一个凄惨的哭声。这人要死了。哦,巴不得我们能去到那个地步,巴不得这个国家能去到一个对神极为渴慕的地步。跟身体上饥饿的国家相比,比如说印度,它处在更可怕的饥饿中;这个国家是属灵上的饥饿。但你饿了太长时间之后,以至于到了一个地步,你都不知道你是饥饿的。

就像冻僵。你冻了太久以后,你冷到一个地步,过不久后你开始变暖了。当你这样时,你就会死掉的。那就是今晚的问题。众教会变得太冷了,直到他们冻僵了,却还以为他们可以靠着会员资格取暖,属灵上正在死亡:死了,却还不知道。最后,他躺下去睡觉,一切就结束了。他再也醒不过来了,因为他的血液在血管里被冻住了。
45

呐,干渴……耶稣说:“我的血真是可喝的。”如果你对生命饥渴,饥渴生命,耶稣拥有唯一能解那干渴的水。“凡劳苦担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太11:28]在《启示录》里又说:“口渴的,可以来生命泉那里白白地喝,”如果你渴慕生命的话。

46

我们看到天文学家预言,在这月的早些时候或最初时候,2号或5号开始,或这个月的什么时候,印度的天文学家预言世界要被炸成碎片。美国报纸取笑它。我不相信世界要炸成碎片,但我说取笑它也是不对的。因为有朝一日某件事将要发生,类似那样的事,当五颗行星,火星、木星、金星等等进入它们的……它们还从未这样过。哦,他们声称可能二万五千年前有过,但谁又回到过去搞明白过这个呢?

47

我预测这事有一个属灵的预表。我相信这是要进入神的论题,道的伟大启示将要在这段时间被打开。记住,他们声称耶稣降生时,是三颗星进入轨道里。这是五颗,五是恩典,恩典的数字。三是完全的数字,五是恩典的数字:耶稣(J-e-s-u-s),恩典(g-r-a-c-e),信心(f-a-i-t-h),等等,恩典的数字。神把他的能力赐给教会,这是他的恩典;而不是靠人们的顺服。《以赛亚书》40章说,他如何为耶路撒冷哭泣,虽然她犯了拜偶像的罪,但她的战乱已经结束了,是神的恩典赐下了这个。神把什么东西赐给我们,那是他的恩典,而不是我们的功劳。

所以它可能意味着什么。我预测将会有一个变化。我不知道它会是什么,但我相信它就要发生。我们现在就处在它的前夕。
若有人饥饿,就可以来基督那里。若有人渴了,就可以来基督那里;他可以解除那干渴。他是我们一切干渴和饥饿的满足者。
48

不久前有人跟我讲过一个小故事。我可能在这个教会里讲过了它。如果我讲过了,你们原谅我重复它,只是为了讲到要点上。有一个印第安向导或某个印第安人的监督。他在纳瓦霍地区旅行时,迷了路。他名叫科伊。他正沿着一条小路走,一条动物走的小路,他想:“呐,如果我顺着这条小路去找,我肯定能找到水。”他的马太渴了,舌头都垂在了外面,干了;鼻孔变红,都是沙子。他在沙暴里用手帕遮在脸上,直到手帕结成了块,他就要死于缺水了。当他找到这条小路时,他正牵着他的马。他说,他看见了这条动物走的小路时,就跳上了马,说:“它肯定会带我到水那里。”所以他跳到了马鞍上,开始沿着小路走。

49

马也知道那是通往水源的小路。神这样把本能赐给了不会说话的动物。它就沿着小路走。最后,有一条很窄的岔道,很窄的离开小路的岔道。马想要转到那条岔道上,但科伊想得却不一样。他想要让马走在哪条有标记的主道上,他想要接着走,马却不肯走。他用马刺踢马,马就嘶叫,开始走另一条路。它开始暴跳。它太虚弱了,不能把他摔下去。

50

所以,他又开始用马刺踢马,甚至把马都刺伤了。他太想要找到水了,好让他的生命得以存留,直到马站在那里发抖,流血。他往下看,往下看着;马像那样发抖,几乎要倒在他的胯下。他往下看马,看到了马身上的血。他是个基督徒。他对马说,他说:“我经常听说动物有一个本能。转入那个方向的那条小碎路看来不像是会通往水那里的。看来这条不断有人走的大路才会通向水。”他说:“但既然你忠心地驮了我这么远,我就依从你的本能。”

51

哦,因着这个,我想到了基督。通往灭亡的路一路上都有标竿和记号,但只有一条窄路是引到生命的。找着的人也少。只有,不是本能,而是圣灵使你转变方向,去到生命水那里。我想:“既然它已安全地把我带到这么远了,我要在余剩的路上跟从他。”

52

把这故事讲完,他还没走上半英里路,突然间,这匹忠心的马跳进了一个大的水潭。马知道它在表达什么,它以它的方式向骑马者表达出那是什么意思。他跳进了水里。他说他把水都泼进了马的鼻子里。他给自己洗澡,他呼喊,大叫,他放声喊叫,捧起水倒进了他的嗓子里,呼喊:“我们得救了。我们得救了。我们得救了。”这马,边喝水,边发抖。他看着马流着血的身体,都是因马刺留下的记号。

53

接着他说,他说……听见有人说:“从水里上来。”他一看,那里站着一个被毁容的小牛仔。他从水里上来。他说他闻到了火的气味,他看过去,有一群男人在那里扎营。他们坐在一个勘探设备上。他们采到了一些黄金,他们骑马走在回去的路上,让马驮着,他们来到这个水潭,正在休息,他们都喝醉了。

他说他们烧了一些野味,他跟他们一起吃。他说他们中的一个人说:“来,喝口酒。”他告诉他们他是谁,他叫杰克·科伊,是印第安人的向导。于是那人说:“哦,来,喝口酒。”
他说:“不,”他说:“我不喝酒。”
对那些人来说,那是一种侮辱。所以那人说:“你给我们喝一口。”
他说:“不,我不喝。”
所以那人把酒壶举起来,说:“喝一口。”你知道,所有的人都喝醉了,大约有六七个人。
于是他说:“谢谢你,伙计们。”
说:“如果我们的野味够好,可以吃,我们的威士忌也够好,可以喝。”
你知道喝醉了的人是怎么样的。他说:“不,”他说。
他们在来复枪里装上了一颗子弹,说:“现在你是喝呢,还是……”
54

他说:“不。不。我不会喝的。”那人开始用来复枪瞄准。他说:“等一下。”说:“我不怕死。”他说:“我不怕死。”他说:“但在我死之前,我想把我的故事告诉你们,就是我不喝酒的原因。”说:“我是肯塔基人。”他说:“一天早上在一个小破木屋里,一位母亲躺在那里快死了,她把我叫到她旁边,说:’杰克,你爸爸死的时候,手里拿着一副牌,横在桌子上,喝醉了酒。’说:’无论如何,杰克,你永远不要喝酒。’”说:“我把手按在我妈妈的额头上。我向神许诺,那时我是一个十来岁的男孩,我永远不会喝第一口酒。”他说:“我从未喝过酒。”说:“现在,如果你想开枪,就开吧。”

酒鬼举起来复枪,又举起酒壶,说:“喝了它,不然我就开枪。”就在那个时候,一声枪响,酒瓶子爆裂了。
55

一个毁了容的小牛仔正站在溪谷的旁边,眼泪沿着他的脸颊往下流。他说:“杰克,我也是从肯塔基来的。一天,我也向我妈妈做了一个承诺,但我违背了我的诺言。”他说:“我正等这些家伙喝得烂醉,打算把他们整群人都杀了,不管怎样,夺走他们所拥有的黄金。”他说:“但我曾是个酒鬼,我做错了。”但他又说:“我肯定,当我的枪声响彻溪谷的上空时,妈妈听见我签了一个誓言,我永远不会再喝了。”藉着神的恩典,他在那里引导所有那些人归向了基督,所有在那里的人。

瞧,水是很不同的一样东西,更新是很不同的事。我的观点是当你渴了时,要到水那里去。当你渴了时,有一件事是你该做的,就是到水那里去。
呐,他说:“我留下平安给你们。我将我的平安赐给你们。”不像世人所赐给你们的平安,而是他赐给你们平安的方式。他的平安能解除我们的干渴。如果我们渴望平安,就让我们在他的平安里更新,知道我们藉着我们主耶稣与神相和。他是我们平安的赐予者,能解除我们的干渴。
56

这节说:“他真是可吃的,真是可喝的。”我这里有一点笔记,57节,“真是可吃的,真是可喝的。”听听他在这里说的。

“永活的父怎样差我来,我又因父活着;照样,吃我肉的人也要因我活着。”
换句话说,“父差我来,我因他活着。”每个到基督那里的人也必须因基督活着。哦,就是这样;那是圣餐。当你因基督活着时,那是你所找到的真正的圣餐。
57

呐,我们的身体,我们的肉身天天需要食物和水来维持生存。如果我们不天天吃食物,喝水,那么,我们的身体就会虚弱。我们里面有一些东西,使我们必须吃食物。一天的食物不能维持第二天。你必须天天吃食物来使你必死的身体强壮。你可以活过去,但你虚弱多了。第二天,你就更虚弱了。第三天,你将变得非常虚弱。

瞧,许多时候,我们在属灵的领域里就是那么做的。你瞧,我们必须天天跟基督谈心。我们必须天天跟他交谈。我们必须天天在他面前把事情了结了。保罗说:“我是天天死去。瞧?我天天死去;我虽然活着,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里面活着。”[林前15:31;加2:20]所以,如果你的肉身天天需要食物,天天需要水来维持生存,你属灵的身体也天天需要属灵的食物,跟主谈心,来维持生存。是的。
耶稣说:“人活着,不是单靠食物,乃是靠神口里所出的一切话。”[太4:4]所以我们必须每天学习圣经。一些人根本不学习它。一些人一年拿起它两三次。但一个在属灵上真正被建造起来的、真正、真正的信徒,他天天读他的圣经,跟神交谈。没错。他必须这样。“人活着,不是单靠食物,乃是靠神口里所出的一切话。”
58

呐,我们吃食物的另一件事是要建造我们的身体,抵抗疾病。如果你不吃食物,任由你的身体虚弱,那你就容易生病。疾病就会闯进血液里,你就完了。如果你的血液不丰富,不纯净,不好,那么,疾病就会进入你的血液里。所以你必须吃富有营养的食物,来保持你的血液健康。如果你不这样,你就会对疾病过敏。那是许多基督徒的问题所在。

59

像温室植物。你知道,你把一棵植物从温室里拿出来,你就得呵护它。它对天气一无所知。它对阳光等等也一无所知;它一直被遮盖着,被呵护着。那也是许多所谓的基督徒的问题所在;他们是温室的植物(没错),容易长出各种虫子。你知道,它只是……它只是必须喷药的病弱植物或杂交植物。

60

你知道吗?你拿一头老赫福德母牛来看,把它赶到外面的草场上,把一头长角牛赶到那里,那头长角牛可以存活下去,因为它是原本的种。但你拿一头杂交的布兰格斯牛或赫福德牛,一只杂种,它是更好看的母牛,肯定是的,更肥,更健康,但你把它们赶到那里,它们无法存活下去。它们会死掉。它们必须得到呵护。瞧?

那就是今天的问题,我们有了穿着更好的基督徒,更大的教会,许多的教育,许多的神学,但他们必须一直得到呵护;你必须通过他们的眼镜看,不然你根本就不是在看。我们需要的是一些纯种的基督徒,在主耶稣的血下重生,不是靠教会的神学活着,而是靠着神的道,靠着跟基督的谈心。道进到信徒里面,他的属灵身体就被建造了起来。不是一个温室的婴孩。
61

今天有一个传道人说,我听他在广播里那样说,他说,当他进入这地区,他得了严重的鼻窦炎,他们商量要给他做一个手术。他们说他们要做这做那,切开他,做手术,取去部分的鼻窦腺,这会使他的脸塌进去,类似这样等等。他说他大把大把地吃药。看来好像他必须吃很多的药。但当他去到一位好的基督徒医生那里,医生说:“让我们忘掉那些药,让我们忘掉手术,让我们增强体魄,这样就能抵抗鼻窦炎了。”是那样的。

62

人们今天不能活得像过去那样长的问题是什么呢?我们得为这个打一针,为那个打一针,用各种的药喷洒自己。它做了什么呢?它使我们变得脆弱、肥胖、松弛,毫无益处。很久以前的人……嗯,我们对样样东西都过敏。现在,他们变得过敏,还有别的一切。

我站在非洲,无法打针来对付疟疾。但是疟疾蚊落在了我手上;我得了疟疾。它们悄无声息,你几乎都不知道。它们落下来,它们只是落下来;是那样的;你就得了疟疾。如果你活着,十五年里你都会有这病。有时候你会死于这病。那些土著人住在他们的小棚屋里,腿上到处都是蚊子,他们赤着身。蚊子钉在他们身上,疟疾蚊,但一点也伤不到他们。为什么?他们建立了一个免疫力。他们有神所赐的接种。
63

那就是今天人们的问题所在。那就是教会的问题所在。我们打了太多的呵护针,人造的神学,直到我们被喷得全身都是。我们需要的是从主神的道来的接种。人应当天天靠那种食物活着,给他的魂建立接种,避免正在这个地区活跃泛滥的属灵疾病。我有许多关于这点的笔记,但我必须要停下来了。

64

呐,建立,准备接种。呐,我们靠这个活着;我们的……我们的身体必须有这个。我们若是没有,就容易患各种的疾病。神的道,因为我们相信它,藉着圣餐接受它,“主啊,你的道就是真理。”

“我的教会说你不必重生。他们说握手就是重生。他们说是点水礼。他们还说别的一切东西,就是:父、子和圣灵。”但圣经说要奉耶稣基督的名受洗。瞧?呐,随你去接种那些人造的预防针去吧;你会把自己变成一个人造的基督徒。瞧?你不需要那样。
65

只有藉着基督,你才能有生命。呐,他的道做了什么呢?它建造我们属灵的身体,强壮,这样我们就能跟他谈心来抵挡魔鬼。

你说:“伯兰罕弟兄,什么是你所说的’在他的道中谈心’呢?”
是的,他就是道。“太初有道,道与神同在,道就是神。道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约1:1,14]我们要吃他的身体。他的身体就是他的道,因为他就是道。在《约翰福音》15章,他说:“你们若常在我里面,我的圣餐—我的话也常在你们里面,凡你们所愿意的,祈求就为你们成就。”就是这样。那是真的。瞧,祈求你所愿意的。
66

你怎么做?你正在建造你的身体,接种,避免……有人进来说:“哦,我们的教会不相信叫喊。”瞧,你被建造了。什么?你里面有圣餐:道。你已经接种远离了它。如果一堆的胡说八道进来,它是什么?它里面没有道,你就能确定那是错的。我不在乎它看上去多么真实,如果它不是道,就别管它(没错),别管它。我不在乎它做了什么;它必须跟这道对照。

67

在祷告中,我引用了米该雅站在那里看,事情看上去真的很对,以色列人在那里,那块地属于他们。那些外族人进来,把它从他们那里夺走了,建造他们自己的房屋,他们占据着的那部分土地是神赐给以色列人的。所以,看起来好像那四百个希伯来先知是对的。但你知道,约沙法是不一样的,他是属灵的;他说:“你不是还有一个吗?”

说:“我还有一个,”但说:“我恨他。他所做的唯一的事就是说凶言。”
说:“去叫他来,让我们听他讲。”
他站起来,说:“上去吧,上去那里,但我看见以色列人分散,如同羊没有牧人一般。”接着他说出他的异象。
68

呐,谁的正确呢?看起来好像四百个先知是对的。四百个受过良好训练的人,说:“上去吧,主与你同在。”甚至西底家有一个……有一个……西底家造了两只大铁角。他说:“你要用这角把外族人顶出那地。”他肯定他是对的。他知道他是对的。但是你瞧,他错了。

这里,米该雅,一对四百。他说:“你若上去,以色列人就会分散,没有了牧人。”
其他人说:“上去;主与你同在。”呐,从物质上讲,他们是对的;那地方是属于以色列人的。但主的道谴责了亚哈,所以神怎能祝福他已经谴责过的东西呢?
69

今天也是这样。瞧?圣餐的道曾在米该雅里面。现在,如果你藉着领受真正的圣餐跟神谈心,你里面的灵却不同意这道,你就不是在跟神谈心;你是在跟魔鬼谈心。它们如此模仿……圣经说:“在末日,倘若能行,连选民也就迷惑了。天地要废去,我的话却不能废去。”[太24:24,35]在《加拉太书》1:8,保罗说:“如果天上来的使者传另一个福音,与你们所听到的这个福音不同,他就应当被咒诅。”甚至是天使。在早期的教会里,当那些人,像圣徒马丁、爱任纽,那些属神的人,魔鬼会像一个光明的使者一样向他们显现。但你注意看,它必定会有一点偏离神的道。

它像一个光明的使者一样向夏娃显现,告诉她:“肯定的,主这么说,主这么说,”但它最终不同意神。虚假的圣餐今天也是这样做的。当人们认为他们是在向神祷告,却不顺从道,那就是一个虚假的圣餐。
70

“你们若常在我里面,我的话也常在你们里面,凡你们所愿意的,祈求就为你们成就。”呐,它不只是这次上去,下次又离开。“你们若常在我里面,我的话也常在你们里面,”那就是留在那里。“常在”的意思是“停留在那里,呆在那里。”是的,它是预防罪恶疾病的疫苗。

71

呐,在我们去到圣餐桌之前,让我说完这句话就结束。主的血和身体,用信心调和,血和身体,那是灵和道,用信心调和就等于永生。“吃我肉、喝我血的人就有永生,在末日我要叫他复活。”就是这样。它是什么?主的圣餐。道和圣灵,这生命在血里面;藉着对主的信心,道和圣灵就等于永生。

72

这是我的祷告,因为我看到结局近了,看到事情随时就会发生,知道我们离主的再来不远了。主啊,奉神的儿子主耶稣的名,让我携带这道,这剑,用我所拥有的信心挥舞它,砍出路来,穿过一切鬼魔的权势,靠着跟他话语的交流,直到我看到基督,就是与他的道谈心。“你们若常在我里面,我的话也常在你们里面,凡你们所愿意的,祈求就为你们成就。”多美啊!与道和圣灵的真实交流,用信心把它挥舞在一起,“凡你们所愿意的,祈求就为你们成就。”让我们祷告。

73

仁慈、尊贵、圣洁的父神,伟大的我是,亚伯拉罕的以勒沙代,哦,神啊,主的这个伟大的圣餐就等于永生,它是预防骄傲的疫苗,它是预防不信的疫苗,它是预防世上的罪的疫苗。它是圣餐,伴随着对我们天父神圣的爱。藉着耶稣基督的义,我们得以来到这桌前。主啊,我们祈求你今晚在圣灵里把那通道赐给我们每个人。赦免我们。我们要我们属灵的身体成长。我们不在乎加入某个教会或宗派。我们要建造属灵的身体,接种预防罪的疫苗,去到一个地步,再也没有想做错事的欲望,圣灵可以把他自己的道带到我们中间,说出它,就像它在那天被说出来一样新鲜,因为它是在主耶稣里面的同一个灵。我祈求,父啊,愿你把那个赐给我们。

74

时间正在结束。什么时候最后一个人得救,我们不知道。但今晚我祈求,主啊,如果这里有人还不知道你是他们的救主,愿他们今晚找到你,接下来他们走到这水里受洗,作为一个记念,承认信徒的这个身体,他们相信拿撒勒人耶稣由童女所生,被害,被本丢·彼拉多钉十字架,第三天被神复活,今晚坐在至大者的右边,长远活着祈求的故事。

75

主啊,求你应允,愿这同一个人,顺从圣经的命令,“你们各人要悔改,奉耶稣基督的名受洗,叫你们的罪得赦……因为在天下人间,没有赐下别的名,你们可以靠着得救。”[徒2:38;4:12]哦,神啊,愿人们看到这其中的真诚和神确定的话语,“因为在天下人间,没有赐下别的名,你们可以靠着得救,只有靠着耶稣基督的名。”所以,使徒说:“你们各人要悔改,奉耶稣基督的名受洗,叫你们的罪得赦,就必领受所赐的圣灵;因为这应许是给每个时代的,就是主我们神所召来的。”主啊,应允它,愿今晚有很多的人被召。

76

我们的主也说了,“若不是我父吸引人,就没有能到我这里来的;凡父所赐给我的人必到我这里来。我的羊听我的声音。”[约6:44,37;10:27]生人,如果一个生人所说的话语不符合圣经,羊很快就会认出来。哦,神啊,如果这是你的声音—圣经,是它所说的,每只羊都会听它,因为它是羊的食物。他们谈过心了。他们知道父喂养的是什么样的食物。“人活着,不是单靠食物,乃是靠神口里所出的一切话。”主啊,应允它,愿许多人看见并明白,并在今晚来就近你。

那些没有圣灵的人,愿他们一刻也不再耽延;另一个时刻可能就太迟了。他们可能就不在了。
77

父啊,现在当我们聚在桌子周围,领受你裂开的身体的代表时,我们祈求,如果我们中间有罪,主啊,赦免我们。你说:“你们聚会的时候,要彼此等待。”神啊,在这群会众中,若是什么地方有罪,我祈求耶稣基督的血使那个男人或那个女人、男孩或女孩从罪里分别出来。父啊,我为自己祈求,愿你把我从一切的疑惑、一切的罪、一切的不信和任何东西中分别出来。我们知道不信就是罪。它是唯一的罪,“不信的人,罪已经定了。”[约3:18]唯一的罪,就是不相信神的道。父啊,如果我里面有什么不信,赦免我。哦,神啊,有很多的不信,我祈求你赦免我。赦免今晚你所赐给我,用这道所喂养的会众。求你应允。

当我们来记念他裂开的身体,他从死里复活了,永远活在我们中间,主啊,愿我们领受从他来的圣餐,就是圣灵的交流。父啊,应允它;我们奉耶稣的名求。阿们!
78

现在,对你们必须要走,不能再留十五分钟左右参加圣餐聚会的人……我们人不多,我们要领圣餐。它不是封闭的圣餐。它绝对是给每个基督徒信徒的。神没有在浸信会、卫理公会等等的中间画一条界线。我们都从一位圣灵受洗,成了一个身体,我们是神国里的公民。如果我们中间有人是陌生人(我不常来这里,不知道谁是成员,谁不是),记住,不管你属于什么教会,那跟它毫无关系。不管怎样,只有一个教会,你不是加入它;你是生在它里面。是的。你是生在神的这个教会里。我们祈求你今晚接受基督,跟他谈心,当我们记念他裂开的身体,以及这些从逾越节而来的象征,愿神把这血洒在我们的心和良心上。

79

现在,他们要把圣餐拿上来,我们现在要读《哥林多前书》12章。此后我们马上就领圣餐,我们相信神必丰丰富富地祝福你们。在我们读这经文时,或在我们读它之前,如果你要走,你可以悄悄地出去。星期三晚上、星期天早上和星期天晚上再跟我们在一起。如果你可以留下来跟我们一起领圣餐,我们会很高兴你们这样做。此后马上就是主……就是洗礼的事奉,我猜想那大约是十五分钟后,至多二十分钟。《哥林多前书》11章23节。

23我当日传给你们的,原是从主领受的,就是主耶稣被卖的那一夜,拿起饼来,24祝谢了,就掰开,说:“这是我的身体,为你们舍的。你们应当如此行,为的是记念我。”25饭后,也照样拿起杯来,说:“这杯是用我的血所立的新约。你们每逢喝的时候,要如此行,为的是记念我。”26你们每逢吃这饼,喝这杯,是表明主的死,直等到他来。27所以无论何人不……无论何人,不按理吃主的饼,喝主的杯,就是干犯主的身、主的血了。28人应当自己省察,然后吃这饼,喝这杯。29因为人吃喝,若不分辨是主的身体,就是吃喝自己的罪了。30因此,在你们中间有好些软弱的与患病的,死的也不少。31我们若是先分辨自己,就不至于受审。32我们受审的时候,乃是被主惩治,免得我们和世人一同定罪。33所以我弟兄们,你们聚会吃的时候,要彼此等待。
80

呐,静静地为我们每个人祷告一会儿,当我为你们祷告时,也请为我祷告。[原注:伯兰罕弟兄停顿。]

全能的神,请应允这些要求。赦免我们的过犯,如同我们赦免那些干犯我们的人。我们奉耶稣基督的名这样求。阿们!
81

这些小块是没有用动物油等等调和的无酵饼,代表主的身体,它不是圆的,乃是裂成了碎片。这是因为它是指基督裂开的身体,是为我们裂开的。愿神为每个吃它的人赐下祝福。呐,它不是身体;它只是代表身体。我没有能力,别的人也没有能力,使它成为饼以外的任何东西。只有神能。那是他告诉我们的,吃这饼,喝这杯葡萄酒。现在,让我们低头。

82

至圣的神,我们是他的仆人,奉耶稣基督的名为预期的目的将这饼分别为圣,使我们在领受它的时候,记念我们的主被钉十字架,他的身体像从前一样宝贵、神圣,为了我们而被鞭条、荆棘和钉子调和,从他裂开的身体出来了赐给我们永生的灵。主啊,愿我们在吃这饼的时候,有旅行的恩典,如同以色列人四十年行走在旷野,他们中间没有一个软弱的。父神,当我们为了预期的目的祈求你将这饼—无酵饼分别为圣时,求你应允。奉耶稣的名。阿们!

83

立新约的这杯,这血……我想起那首歌,“藉着信心我见此泉,从你伤痕流出,救赎的爱成我诗篇,一生铭刻肺腑。”当我看见这血,葡萄汁,葡萄的血,我知道它代表从主耶稣身上流出的血。愿每个领受这血的人都有永生;愿疾病离开他们的身体;愿疲乏、软弱和压抑,愿魔鬼以各种形式离开他们,使他们可以有伟大的力量、健康和永生,让他们的光,照在我们所生活的这个邪恶和淫乱的世代,归荣耀于神。

84

天父,我们把葡萄树的果子献给你。奉耶稣基督的名将它分别为圣,来代表你儿子耶稣的血,在这里面,我们拥有“他为我们的过犯受害;因他受的鞭伤我们得医治。”[赛53:5]主啊,求你应允,愿生命,永生丰丰富富地临到我们,使我们能更好地服侍你,有力量和健康带我们从一个地方到我们奉差遣服侍你的地方,无论你呼召我们去哪里。我们奉耶稣的名求你应允这些祝福。阿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