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0128M 不信妨碍不了神

1

主祝福你们。你们知道,道中记着说:“人对我说:’我们往耶和华的殿去,’我就欢喜。”[诗122:1]阿们!瞧?这个可爱的地方,可爱的气氛,可爱的牧师,这个唱诗班,如此美好的教会,今早我看不出还有什么东西是我们所缺乏的。我真是很喜欢那首歌:“神是足够的。”多美啊!这些奉献给神的嗓子唱出来的歌真美,我喜欢这样。我喜欢一些真实、没有任何做作的东西(你知道)。你没有……我喜欢好的歌唱,但我实在受不了过度训练的嗓音,你知道。你知道,我……他们屏住呼吸,直到脸色变青,你知道,某种漱口声或鸟叫声之类的。那不是唱歌。我喜欢像这样的歌唱:真正从心里唱出美好、老式的五旬节歌唱。

2

弗雷德·索斯曼弟兄,你在这里的什么地方吗?(我们的一个理事)你看看这个地方。我想要我们家乡的教会也照这个样子来建,有这些主日学房间,以及像后面的那些东西。我喜欢这样。刚才上来时,我就注意到了。我们正在建一座新教堂的过程中,我喜欢这样。我喜欢那些长椅,以及他们铺地毯的方式。这很好。我这样说根本不是恭维。我只是说实话。我喜欢这样。我确实喜欢这样。

3

我想,这是我应该最早来到的地方。我来迟了大约十天。那就是我:总是迟到。但今早我学到了两件事,这是来自田纳西州克利夫兰的一间神的会教会。那些人对我而言,在全世界都是个祝福。我记得当我们最初变得熟悉时,有过一段时间的磨合期。几年前,高登·林赛弟兄,他跟神召会有联系,他送我去到查塔努加。他说他们要在那里举行一场聚会,他们有一个大礼堂。于是我派巴克斯特弟兄过去,他要在那个时候去查塔努加替我讲道。他打电话给我,说:“伯兰罕弟兄,我们这里有一个能容纳六千五百人的礼堂,我们有一个赞助的教会,是一间在地下室里的小教会,在一个地下室中,可能只有大约三十五个会员。很好。”但又说:“赞助就这么多。”

4

我说:“好,明天我上去,”我就飞过去了。第二天早上,我有幸在李学院讲道。那是一个大的学院,哦,那是多好的一群学生啊。第二天晚上,他们来参加聚会,就呆在后面的街上。他们找不到任何地方可以坐下。当时他们的确是来声援我。整个礼堂,只有一个小不点的教会赞助,他们所有人都一起过来了,我们确实度过了一段愉快的时光。那是我第一次跟神的会总部直接接触。我喜欢那个名字,神的会。我喜欢用那个作名字,我非常感激他们。

我猜,你们都认识大卫·利特菲尔德弟兄。他是我非常亲密的朋友。他总是去我家。我们在那里彼此交通。他刚建立了一个新教会,最近我有幸把那教会奉献给了主。
5

所以,今天我们很高兴来到这里,在这美好的敬拜气氛中。自从我们来到这个城市之后,我非常感激有这么多教会来参加,来自整个马里可帕山谷,我们有非常美好的交通。那天我说,我想“凤凰”这个词的意思就是“无中生有”。呐,那可能是个错误的表达,但我认为是类似这样的东西,这座城市是从这里的一个沙漠中建出来的,就在沙漠的中央。所以,它是从一片荒芜兴起来的。

几年前,我来到这座城市,大约十或十五年前,众教会几乎都在彼此争斗。你几乎不能得到……他们说:“哦,如果这群人要参与合作,我们就退出去。”瞧?所以……但现在,我发现有另一只“凤凰”兴起了,弟兄们中间有如此美好的弟兄之爱的交通,所有的教会聚在一起。在一些地方,我注意到一个又一个晚上……
6

呐,对我们这里的宝贵弟兄来说,这有点艰难,因为这是在星期天早上来这里。我们总是说星期天早上每个人都应该在自己的岗位上。我认为任何时候你有聚会,你自己的教会都应该是你的……那是你的……那是你的守望台。那是你应该呆的地方。我总是那样认为的。在我的布道会上,我通常是关掉星期天下午的聚会,哦,星期天下午的聚会,这样就不会跟星期天下午聚会的教会有冲突;也可以让全国各地来的代表们,合作地去到不同的教会。这就叫做一起交通。我爱那个。

7

呐,今天来这里,是要享受这段交通的时间,在我这部分讲道最后结束之前,据我所知,在全福音商人大会上……我们盼望并相信今天下午神会在那里与我们相会,帮助我们,带来对我们有益的东西,因为在人们当中有圣公会信徒、天主教徒、路德派信徒等等。我们相信,也许神会以某种方式降下来,领许多人进来。

8

此时我想这样说。我从来没有比现在站在这里感觉更自在的了。

在全福音商人会弟兄的交通中,你们注意到他们……他们进来,看起来像世界基督教协进会、圣公会、长老会。。。你们看到那种饥渴吗?基督会,昨晚他们有几百个人在达拉斯见面,寻求圣灵的洗,这些人在全国各地跟我和你们弟兄们争论神的医治。现在你看……我相信,因为他们开始看到我们的交通、我们的联合,并且神与我们同在,没有任何事是他们能反对的,因为事情正在发生。就是这样。我想那太好了。
9

呐,对永生神的教会,所有在基督里的人来说,我想要作这个小小的声明。你们意识到这个时刻了吗?有太多的人,当你去到那样的人和来自不同教会的人中间,他们还不够属灵,不明白辨明的事,瞧?他们不明白。他们喜欢笑啊,赞美主,在主的喜乐中叫喊。那很好。但要深刻地去看看这些是从哪里来的(瞧?),往深里看看,它的意义是什么……一切都在神里面就绪了。他绝对准时。

10

一次,我在传讲第十一条诫命的主题,或是说被遗忘的祝福。在《马太福音》11章6节,经上说约翰打发门徒去看看,问耶稣他是否真的是弥赛亚。耶稣从未给约翰一本在教会里该如何举止,或是在监牢里该如何举止的书,或诸如此类。他只是说:“留到聚会结束,然后你们自己来判断。”瞧?

11

各种事情发生了,当他们翻过山回去时,耶稣开始说:“你们出去是要看谁呢?你们出去是要看什么呢?穿细软衣服的人吗?他们是在王宫里。你们出去是要看先知吗?他比先知大多了,”耶稣开始称赞约翰,这是在约翰对他做了最贬低的事之后……在他介绍耶稣之后,他对耶稣所说过的最糟糕的话就是质疑他。耶稣却转过来,他知道约翰确实有以利亚的灵……他们俩都出去没有任何顾虑地,极力地抨击、砍伐。

12

你们注意到了吗?当以利亚对耶洗别的事工结束后,立刻,所有人都想要模仿耶洗别等等……那天在那里,他一定是挥舞着福音,竭力地传讲,最后他证明了神就是神,神降下来,印证他就是神,后来以利亚却精神崩溃了。他跑出去,坐在一棵罗腾树下,想要寻死,祈求神取走他的性命。他在旷野徘徊四十昼夜,后来神发现他躲在某处的洞里。

13

你注意到约翰是以同样的方式来到吗?注意到他怎么来的吗?同样的方式,砍伐,严厉批评,说:“你娶你兄弟的妻子是不合理的,”最终这让他的头被砍掉了。他一证实了神,介绍说:“这就是弥赛亚,”他们就把他下到监牢里。我相信是。在彭伯的《早期时代》,或是某一位伟大的作家,说约翰……当然,所有的先知都是鹰。他们必须去到高处,才能看到远处。他说约翰鹰一样的眼睛在那监牢里变得模糊了。但事实是,他完全是以利亚的预表。你瞧?他必须经历那种波动的境况。

14

然后我们看到今天。你们意识到这些年我们为这个事工,为圣灵的洗和五旬节的祝福等等而争战,当我们看到我们的教会,看到那么多的教会堕落了,真是难过。然而,在那一切当中,我们往外面看,把我们的眼睛放在……想到世界基督教协进会、长老会、路德派进来。但你要是换个角度来看,如果你有属灵的辨别力,看看这个时刻,这其实是表明我们已经在这里了。当睡着的童女出去找油,出去买油的时刻,正是新郎来到的时候。瞧?

15

当你看到卫理公会的、浸信会的、长老会的等等去寻求圣灵时,要谨慎。时候就到了。当睡着的童女开始来,他们说:“请分点油给我们。”

他们说:“呐,你们以同样的方式去我们得油的地方得油吧。”当他们去求油时,就是新郎来、新妇被接进去的时刻;他们被撇在外面,在那里要哀哭切齿了。我不知道,我的五旬节派信徒的眼睛有没有打开,看见这个,意识到我们正处在主显现的边缘,随时都可能发生,没有别的事剩下了。
16

我们刚在家里讲完了七个教会时代和所有那些事;在圣灵的启示下看到每个时代,是如何分开的,一直到这个老底嘉教会时代,看到基督被赶到自己教会的门外,站在门口敲门,想要回到自己的教会里;准确地看到了这信息,那日会有什么出现;睡着的童女会如何举止,所有这样那样的事;看到现在一切都准备好了,就在……被提随时都可能来到。是的。我太高兴了。“凡爱慕他显现的人……”

17

那天,有人说:“伯兰罕弟兄,你把人吓坏了。”

我说:“你是什么意思?”
他说:“哦,你说耶稣可能随时会来。”
我说:“你是基督徒吗?”
“是的,但是还有许多事要完成。”
我说:“等一下。”我说:“可能发生的、比其它任何事更令我的心激动的最伟大的事,就是知道耶稣基督的显现。”是的。哦,这个必死的要穿上不死的;不再有年老了。我……哦,我们要……我们要被造成神儿子的样式,我们要见真实的他,再也没有时间、空间了。永恒,哦,真是……哦,一个不爱慕主显现的人,他的精神肯定有问题了;如果你正常……如果你的……如果你的魂是对的,就会渴慕。
18

你能想像一个男人与他的妻子分别多年之后,可爱甜美的妻子知道他随时都会出现,她就要看到他了吗?哦!她全部的期待就是要马上见到他(你明白吗?),随时都盼望着他会出现。

或是一个女孩,她的男朋友出远门了;他们就快要结婚。当他一到达,他们就要结婚。哦!她把一切都准备好了。哦,除了那个男孩的出现,世上任何事对她都没有意义了;那就是一切。哦,教会也应该是这样的。是的。我们都应该爱慕主的显现。对吗?
保罗说:“有公义的冠冕为我存留,就是按着公义审判的主到了那日要赐给我的,”不但赐给他,也赐给凡爱慕主显现的人。我太喜欢这点了。
19

呐,瞧这里。唯一的一点,我很慢才能开始,又很长时间才能停下来,我……我很高兴你们都相信恩典,你们也能忍耐我。呐,我们只想在这里占用教会一点点时间。要不是答应了你们要给你们讲道,我真希望在剩下的时间里听听这个小唱诗班唱歌,听这里的教会来见证神的荣耀,以及在你们中间发生的事。哦,那就太棒了。我真想……我真想坐在那里,看你们这么做。

你知道,许多时候,我们传道人,特别是传福音的,我们总是会去到教会,必须不断地传讲,传讲,传讲。我们从来没有坐下来,借着教会里的火来温暖自己。你知道,只是建造一个……你知道。
20

就像他们宣称五旬节现在是一件……许多人说那是过去的东西。很多年前,两千年前,他们有一个五旬节,圣灵降在人们身上,他们行了大事。呐,你不能靠画出来的火取暖。不,你会冻死的,瞧?那只是画出来的东西。那是过去的东西。如果当时与他们同在的神不是今天的同一位神,那么……

就像给你的金丝雀喂维他命,赐给它强健的翅膀、强有力的骨头、大量的羽毛,却把它关在笼子里。如果你不想让它飞一下,给它好的翅膀和羽毛又有什么用呢。所以,我认为,我们应该去到一个地步,让圣灵进来,在我们当中运行,为我们做一些事。
21

呐,我们要读一下经文,只对你们讲一会儿。然后在大约两点时……你们必须回家吃午饭,然后再回来。今天下午大约两点,我必须回到基督徒商人大会讲道。

22

在我们祷告前,让我们低头一会儿。今早在这个庄严的时刻,我想知道,如果我们在心中有一个负担是想要神知道的,你想在祷告中蒙记念,只要举手。主祝福你们。

全能、无所不能的神,在有世界、原子或分子之前就存在的无限者;他坐在永恒中,是伟大的我是。今天我们何等感谢你,因为你已经开了一条路,让我们能够来到你面前,跟你会面。因为你的爱子,我们的救主耶稣,他说过:“你们若奉我的名向父求什么,我必成就。”
主啊,因此,我们奉耶稣的名祈求,跟你稍微交谈一下,因为我们爱你,我们想要向你倾诉。我们爱你,因为你爱我们,如果不是因为你,我们就不会在这里。当我们以来到这里的方式进来,耶稣来把我们赎回到可爱的父那里。
23

今早,我们祈求,在主宝血分别成圣的光中,求你洁净我们脱离一切的罪恶,以及我们所做过、所想过或所说过的任何违背你的事。父神啊,我们知道还会有很多事。对一位伟大圣洁的神来说,甚至天使在他看来都是污秽的,我们又有何地可站呢?

但今天,我们比天使更有特权,因为耶稣从未为天使而死。天使是仆人;而我们借着耶稣的血成了儿女。我们进到你的面前,说:“父啊,谢谢你为我们所做的,以及你对我们的意义。”
24

我们知道,今早在每只手后面都有一个大的渴望。父啊,我祈求你应允他们心里的渴望。我们为这个地方、这个教会和主耶稣的这部分身体而感谢你;还为所有的……为这教会的牧师,为她的执事、理事以及来到这里的所有会员,为今早所有聚在这房子屋檐下的人。我祈求你丰丰富富地祝福他们。愿它成为祷告的殿。因为耶稣说:“经上记着说:我父的殿应该被称为祷告的殿。”

愿传道人们从这里去到世界各地。愿怜悯的露珠在这里是如此真实,以至于寻求食物的蜜蜂,从这城市的各处来到这里,为他们的魂寻找安息,为他们的魂寻找食物。主啊,求你应允。
呐,主啊,我们祈求你祝福我们要读的这些话。我祈求你将它们分别成圣,把种子种植在人们的心里,使它得以长成大树。为了神的荣耀,我们奉耶稣的名这样求,阿们!
25

《罗马书》3章3节,我要读这些话。

3即便有不信的,这有何妨呢?难道他们的不信就废了神信心的功效吗?
今早,我要讲一会儿这个:“不信妨碍不了神。”有些人认为会妨碍,但妨碍不了。神有一个计划,他的计划……正如约翰说的:“神能从这些石头中给亚伯拉罕兴起子孙来。”是的。神的计划照样进行。
26

不信就像伊甸园一样古老。那是不信诞生的地方,就是在伊甸园。不信就是怀疑神说过的话。呐,你们注意到了吗?在不信诞生的地方,有很多神的道被提及,因为撒但对夏娃说……夏娃说:“神说了,”撒但不否认神说过“这样那样”的话,但他说:“神不一定会做像那样的事。”瞧,那就是不信的诞生:在神完美的道上改变一点点。我们必须持守住道,无论是什么地方、什么东西,或是什么方式,我们的生命等等必须符合主如此说。

27

如果我们持守了,任何违背书写之道的启示出现在我们面前,我们都绝不能接受,因为那正是撒但对夏娃所做的事。夏娃拥有道,但她在寻求一点新的亮光;撒但看到这点,就让她得到了。所以,我们绝不要在这道上加添任何东西或从道上删去任何东西,它是怎么样就怎么样。持守住道,因为任何与之违背的东西就是不信。

28

呐,我们知道,在这末日人们寻求亮光,一直是这样,我们弟兄们和传道人竭尽所能要活的与神亲近,因为我们有一个神圣的职责,要看护神的群羊,圣灵立我们作全群的监督。我们看护群羊,让他们有秩序,用绵羊的食物喂养他们。绵羊—神的羊羔,吃圣经里的东西。耶稣说:“人活着不是单靠食物,乃是靠神口里所出的一切话,”就是吃这道。

29

保罗在《加拉太书》1章8节说,若有天使传福音给你们,跟已经传的不同,他就应当被咒诅。瞧?那命令太明确了,我们必须绝对跟道站在一起:不要偏离它。瞧?夏娃只是挪移了一点点。“也许神不会看那个的。”

30

我们今天听到太多有关神是一位良善的神这种说法。那是真的。他是一位良善的神;我们相信这点。但他也是一位审判的神。他要想是良善的,就必须施行审判。要维持他的律法,就必须有……律法必须包含惩罚,不然律法就没有效力。如果有一条法规说闯红灯违反了法规,如果那条法规不执行处罚,那么,这条法规就根本没有用。那就不妨闯红灯,或做你想做的事,因为没有法规。

但当你为了某个信条或遗传越过了神的道时,你就越过了怜悯和审判之间的界线。是的。你必须持守在这道上,我喜欢这样,持守住道。“一点一划也不能废去。天地要废去,我的话却不能废去。”必须如此。
31

如果有时间,我们可以在这里花几个小时,回去找到依据,在过去的这些年,科学如何想要嘲弄神的思想,给自己立大名,取得他们自己能够做到的成就。但就在他们挖掘,想要反驳神的道时,神却转过来,让他们挖掘出一些东西来证明它。

所以,几年前,五旬节派教会诞生了,他们说:“那是一群狂热分子。它永远站不住,”却不知道那是神的运行。
神必须那么做。这就是那个时候了;是那个时代了。
32

正如不久前我在某个地方的一场聚会上说的,也许是在这里,约翰非常肯定那就是耶稣。甚至在他看见弥赛亚的迹象前,即那鸽子,神以鸽子的样式从天降下,圣灵从天上下来,有声音说:“这是我的爱子。”那是他应该看到的。父在旷野里告诉他:“你看见圣灵降在谁身上……”约翰非常肯定。

他们问他说:“你是不是那弥赛亚?你是不是那要来的先知?你是不是这个、那个?”
他说:“不是。”但又说:“现在有一位正站在你们中间。”瞧,他知道时间非常近了,以至于那位已经在人们中间了,因为他要介绍弥赛亚,他知道他在那里。
33

我相信,那正是永生神的伟大教会在这末日所做的事。是要让人们在教会中间认出永生的神。瞧?那就是她被兴起来的目的。那个教会要回来,不是回到一个信条,像罗马教条什么的:而是回到圣经上;回到神的道上。无论圣经怎么说,都要跟这道一致,不是用我们自己的思想;而是跟道站在一起,因为那是神的应许。

34

呐,不信是早就存在于伊甸园里的老东西。它起初进来时是如此狡猾,几乎是真理了。呐,如果有人说:“伯兰罕弟兄今早去了神的会。”正确。“他遇见了牧师。”是的。“他穿着黑西装,打领带。”是的,那是真的。“他坐在牧师的右边。”正确。“他起来讲道。”是的。也许所有的都是真的,每一点都是。接着他们说:“但就在他出门之前,他走到门口时,从一个酒瓶里喝了一口酒。”呐,那是谎言。但其它的一切都那么真实(瞧?),其它的都完全是真实的,但就那一点点搅乱了全局,使它成了一个谎言。

35

哦,魔鬼就是这样做的。他把什么都给我们,让一切看起来都那么可爱,他进来,同意大多数神的道,但他不会接受神所有的道,然而那正是我们必须要做的。他会说:“我相信有新生命这回事。但我认为那是指你思想的转变。”

但那不是思想的转变;而是一个新造之物。教会需要的不是整容,她需要转变;需要成为一个新造之物。不信会把你推到一边。许多人说:“哦,呐,我相信……我们相信圣灵在我们这个地方,但我们相信当我们相信神的时候,就领受了圣灵。”呐,你看到那是多么接近吗?
如果门徒,六天后,马太对安得烈说:“你知道吗?我相信我们已经得到了。让我们凭信心接受好了,”那会怎么样呢?瞧?事情就永远不会发生。瞧?当圣灵临到时,他们知道圣灵会是什么样的唯一方式,就是他们有经文证明当圣灵来到时会是怎样的。是的。
36

《约珥书》说:“事情要成就,”《约珥书》2章28节说:“在末后的日子,我要将我的灵浇灌凡有血气的,你们的儿女要说预言。我要将我的灵浇灌我的仆人和使女。在天上、地上我要显出神迹,”等等。

《以赛亚书》28章18节说:“在末后的日子,”各席上满了呕吐的污秽等等,主说。但当道来到时,律上加律,命上加命,这里一点,那里一点,善美的要持守;因为我要借结巴的嘴唇和另一种语言对这百姓说话,这就是安息。这就是守你们应该进入的安息日。因为所有这些,他们竟不明白,摇着头走开,等等。所以你瞧,那些门徒受了道的训练。
37

我们知道,在这末日,要想这样……(我……我希望我没做错什么。)

在这末日,唯有那种受过正确、合乎圣经训练的教会,才能站立得住,因为将有属肉体的模仿者兴起。圣经说雅尼和佯庇怎样抵挡摩西,这些心地在真理上废弃了的人也是如此。耶稣就是真理。“你的道就是真理,”因为“太初有道,道与神同在,道就是神。道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神的道比两刃的剑更有功效,刺入剖开骨节与骨髓,连心中的意念都能辨明。
我们意识到我们在这末日了,什么看上去都那么真实;然而,如果它偏离了圣经,就别管它。不管是什么样的感觉,不管你从中找到了什么样的结果,如果那不是经文,就远离它。要跟道站在一起 。是的。
38

“哦,”你说:“那……你是在叫人们不信。”不,我是在竭力带给他们信心。信心是从听来的,听信条吗?那可能是在年鉴里,但不是在圣经里。瞧?听神的道,带来信心的就是这个。听神的道,是这个带来信心。(呐,还剩下十二分钟。我……呐,我又讲得太慢了。)

不信无法毁掉神;它毁不掉神的计划;它毁不掉神的工作;它只会毁掉不信者。不信只能毁掉不信者。
39

不久前,一个人对我说:“牧师,”他说(属于某个不错的组织),他说:“我们会给任何能带来医治的人一千美元现金,”就在我开始广播之前,“能借着神的医治带来一例得医治的人。我们会支付这笔钱。”他知道我要在他之后来到阿肯色州的琼斯伯罗。后来我就开始广播了。

广播之后,我马上去找城里的一位医生,找到一个脖子上有癌症的人。当我为他祷告的时候,癌症从他脖子上掉落了,滚到地板上。报纸刊登了这事。
40

于是我问医生(他的医生,是他的一位朋友),我说:“医生,”(我跟他交谈了很多次。这是那事发生之后的另一场聚会。)我说:“你记得那事吗?”

他说:“记得。”
“你能说出任何医学科学能做到这一点吗?”
他说:“不,先生,我做不到。”
“那么,这一定是某个超自然的东西做了那事。”
他说:“没错。”
我说:“你花多少时间我会付钱给你。”我想为宣教士募集那一千美元。
但当我去到牧师的书房时(他从未见过我),他说……我说:“我听到你的广播说你会给任何能带来神医治证据的人一千美元。”
“是的。”
我说:“如果你愿意的话,你可以给我开支票了。”我说:“这是那个人;这是他的医生。”
后来我发现那一千美元在德克萨斯州的某个地方,类似那样的地方。
41

他说:“让我看你……我要带一个小女孩到这里来,让我砍掉她的手,让我看到你医治她。那我就相信。”

我说:“你非常需要精神医治。”肯定的,任何人砍掉一个小孩的手……
那正是同一个老魔鬼说的:“你若是神的儿子,就让我看……在我们面前行一件神迹。让……让我们看到这些石头变成食物,”瞧?“你若是神的儿子,就从十字架上下来;我们就相信你。”
他本可以那样做,但那样的话他就等于是听魔鬼的了。他说:“我不能做什么,唯有父指示我,”瞧?是的。“我做他告诉我做的事。”所以你看,当这些影响出现时,他们想告诉你这个、那个或别的……你不要相信。神的道……
(当我离开他的走廊时,)这个传道人对我说:“我不管你能带来多少东西;我仍然不相信。”
我说:“你当然不会了。你是个不信者。这不是给不信者的,先生;它只是给信徒的。那些人都会看见的。”
42

“还有不多的时候,世人(不信者)不再看见我,你们却要看见我,因为我要与你们同在,直到末了,”时间的末了。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如果他活着,他岂不会带来同样的事吗?如果他在你里面,他的生命岂不会生出像过去一样的事吗?

43

呐,只会毁掉不信者。在挪亚的日子就是那样。挪亚是义的传道人,他听了主的道,预备了方舟,救了他的家人。当他预备这方舟时,他做了什么?他向不信者传道。呐,对那些不信者来说,挪亚是个爱批评的激进分子。但他们的不信所做的唯一的事就是把审判带到了地上。

毁灭不信者的审判却是拯救挪亚的唯一方式。毁灭不信者的审判之水却把挪亚的方舟漂浮了起来,阿们!瞧?它只是毁灭了不信者;跟神没有任何关系;它不能阻止神。神照样前进。是的,先生。
44

呐,信心,除了对神和拥有信心的人以外,在别的人看来,信心都是可笑的。呐,对神来说,它不可笑,因为神是信心的作者。对拥有信心的人来说,它也不可笑,因为他是神的一个信徒,所以信心对他来说不可笑。神是信心的作者。从神领受信心的人……当然,信心不是……信心对神来说不可笑。因为神创造了信心,他知道信心是什么。

45

领受信心的信徒,信心对他来说不可笑,因为信心是所望之事的实底,是未见、未尝、未摸、未嗅或未听之事的确据。但他知道它在那儿。信心对他来说不可笑,因为这就像已经成就了一样。瞧?他对此什么也不用担心。他知道神讲过了,神说过了;那对他就足够了。

好的。所以我们要有信心。神要我们有信心。不信不能毁掉神的计划;对神的计划做不了任何事;神的计划还是会照样前进。我倒想看看有谁能借着他的不信让太阳停住。“哦,你说你的信心……”哦,是的,太阳停了。约书亚这么做了。信心能做到。但你的不信什么也成就不了。是的。不能!
46

瞧,一片乌云出现,看看你的不信会不会让天不下雨。瞧,天还是会下雨。“哦,”你说:“那有什么益处呢?”哦,是的。信心会做到。瞧,不信毫无价值。

47

你是……你是被两个要素控制的:你要么信,要么不信。呐,让我们来看不信会做什么。它制造了担心,带来了压抑;对你毫无帮助。不信里面毫无价值。

如果你……比如说你明天早上日出时要被枪毙了,它不会……担心帮不了你任何忙,一点也帮不了;只会使你更糟糕。所以你……你不能那样做。那样做没有益处。
“哦,”你说:“那信心能干什么?”“神的道能做什么?”它会创造信心。“哦,如果你明天早上要被枪毙了,信心能做什么?”信心能拯救我,曾拯救了很多次。肯定的。瞧?不信里面毫无价值。所有的价值都在信心里,相信神的道,照他的道接受他。
48

呐,不久前在这里,在人们被禁止进入自由女神像之前,那是法国送给美国的礼物。呐,据我所知,现在不能上去进到里面去了。我有幸一次进到了它里面。我上到了雕像的手臂里。然后,向导和我一起,我们走到外面的一个小地方,那里有个窗户。我往外观看,想到了我的堂弟,他退伍回家,在国外受了伤,被枪打中了。

“但当船朝岸边驶过来,”他说:“比尔,他们……他们把轮椅推出来,把担架抬到甲板上,我们可以远远地望见……”这是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在纽约还没有出现那么高的高楼大厦之前,他们可以看见自由女神像从水面上升起来一样。他说他们开始弹奏“我的国家属于你,甜美自由的土地”。这些伤痕累累、被枪打中、残疾了的老兵,当他们看见雕像那样从水面上升起来时,说他们俯伏在地上,开始尖叫起来,为什么?在那雕像后面,妈妈在等候,爱人在等候,妻子在等候,孩子在等候。
我想:“如果那使一个士兵有这样的感觉,当我们看见古老的十架耸立在那边时,又会怎么样呢?一个在战场上伤痕累累的老兵进站了……”哦,我想站在古老的锡安之舟的甲板上,举起手,说:“奇异恩典,何等甘甜,”或“哦,我多么爱耶稣。”
49

我通过那窗户往外观看,思想着这事,我注意到边上躺着一堆死去的麻雀。它们看上去像是刚被杀死的。我对向导说,我说:“那些麻雀,是你们把它们毒死的吗?”

他说:“不,不。我们没有毒死它们。”
我说:“哦,为什么它们会躺在这窗户周围死了呢?”
他说:“它们在窗户上把脑袋撞破了。”
我说:“那是怎么回事呢?”
他说:“前天晚上有暴风雨。当暴风雨刮来时,风在肆虐,树在摇晃,闪电划过,”他说:“那些小鸟想要找个躲避的地方,它们飞进了灯塔的光中。呐,如果它们能用这光找到安全之地的话,它们就真安全了。但它们想做的却是飞上来,想要扑灭这光。这光使它们眼目昏迷,它们的小脑袋撞破了,死了。”
50

当时我一句话都没说,但我想:“那是何等真实啊!不信者,不是想接受灯塔的光(神的道就是光),不想接受那灯塔,靠着它去到基督的安全地,而是把脑袋撞破了,死在罪恶和羞耻中,企图扑灭那光,但那绝不可能。再多的不信者,再多从阴间出来的魔鬼,也不能把那光从世上扑灭。”

“我是世上的光。”他们永远无法扑灭它。
所以你唯一能做的,就是当它照在你的路上时,去跟从它。“耶和华的名是坚固台,义人奔入便得安稳。[箴18:10]你们若常在我(坚固台)里面,我的话也常在你们里面,凡你们愿意的,祈求就给你们成就。”
51

许多时候,我被当作是……呐,我是……我这么说就像在我自己的教会里一样。在我自己的教会里,我也不会感到这么自在。“伯兰罕弟兄,这些事怎么发生呢?这发生的是什么呢?这事会怎么发生呢?”只要住在耶稣里,相信他的道。他应许了要这样做,他必这样做。(呐,我得快点。)

52

好的,耶稣来到这世界。(再讲一点。在这点上我记下了大约十五节经文,但我才讲了几节经文,我可以往下看这里,引用它。)

53

呐,耶稣,当他来到世界时,是在一个满了不信的时候来到的。是的。他以那样的方式来到,使不信者更加不信。神只是拉动……他是如此奇妙的父。神按时赐下了他,背负了一个私生子的名(人们就是这么认为的),从未送他去上学,等等。他是个古怪的男孩。然而在他身上有东西,似乎他所说的都是真理。他所说的,都是那样的。

54

他从未归功于自己,而是跟神连在一起。“这些事不是我做的,”他说,“你们宣称神是你们的父,你们说他是,然而却不相信我?你们纵然不信我,也当信我所行的这些事。这些是我的证明,给我作见证的就是这个,说这是不是真理的就是它们。你们读圣经,读弥赛亚所要做的事。你们查考圣经,因你们以为内中有永生,给我作见证的就是这经。”所以,他是神活的道。“给我作见证的就是这经,圣经。”

55

不信无法阻止他。他仍然继续前进。他医治病人,叫死人复活,叫长大麻风的洁净,继续前进。当他们不相信那样的事能发生时……他们的不信根本阻止不了耶稣。他继续做他该做的事,一点也搅扰不到他。

呐,必须有不信者。神预言了这点。不信者与信徒的比例会是十比一。可能更多,也许是一千比一,因为教会是少数。“你们这小群,不要惧怕;因为你们的父乐意把国赐给你们。”[路12:32]所以,不要盯着大的事。魔鬼总是追求大的事;但神使自己微小。神,马槽中的婴孩,耶和华在哭。你能想象耶和华像一个十几岁的男孩一样玩耍吗?他是神。神在他里面。是的。他来是要表达神。神在基督里,使世人与自己和好。
56

所以,你看看该亚法能招聚什么,就是那种人们所说的大布道会。有时候,像这样一个普通教会的牧师,有时候他们可能会这样想:“因为我不能像葛培理、奥洛·罗伯茨等等之类的人那样出去,可能神不那么爱我。”听着,你永远不要相信那个。

我举行过的最有能力的一些聚会就是在小不点的教会里,有时候是我们七、八个人在某处的家里祷告。瞧,神应许了要聚集……不管教会是多么小,他应许了要跟我们一起聚会。“无论在哪里有两三个人奉我的名聚会,那里就有我在他们中间。”
57

好的。我说说这点就停住:不信阻止不了神,阻止不了他的计划,阻止不了他的行动,只是阻止了不信者,把不信者拦阻在自己的罪中,让他站在那里看着自己。

今天,他们说没有圣灵这回事,但那阻止不了圣灵。人们照样会继续得到圣灵。他们说没有神的医治;但人们照样会继续得到医治。他们说没有喜乐;人们照样会继续呼喊。
“没有像你们五旬节派所谈论的圣灵的洗这回事。”但人们天天被圣灵充满。他们可能无法解释;但他们知道自己得到了;那才是主要的。所以,不信阻止不了神。我们知道我们得到了。我很高兴能跟得到圣灵的人们联合。
58

让我们祷告。你们爱他吗?请举手。我们的天父,今早,我们很高兴地知道没有办法解释神。我们不能用科学的方法把神带下来。摩西不能把叶子从树上摘下来,拿到实验室去,看那些树上喷了什么样的药剂,它们才没有烧毁。他没有那么尝试。他只是坐下来,跟它交谈。

59

神啊,应允凤凰城中这些可怜谦卑的魂,他们在这些街上游荡,哦,是在这些街上溜达,似乎无处可去,没事可做,愿他们听见从这教会和这城里的其它教会所发出的神的声音,看到神的火降在人们身上,看到人们领受了圣灵之后是怎样举止的。他们的生命就是燃烧的荆棘。

60

愿他们不是试图用科学的方法明白这一切是怎么回事;惟愿他们走进这小教堂里,坐下来,跟他交谈。我肯定他们会发现,就像摩西,神说:“我是那位我是。”“我是”从未有开始,也从未有结束。他过去一直是,将来也永远是。

61

神啊,我们相信你,我们祈求你加增我们的信心,使神伟大的怜悯继续与我们同在。祝福今早在这里的这群人。将信徒分别为圣到一个地步,以致神一切的大能可以释放在他们的生命里,使他们成为活的荐信,为众人所念诵,让神的道能住在他们的心里和生命里。请祝福我们这位仁慈、亲爱的牧师弟兄。神啊,我祈求你将他心里所渴望的赐给他,赐给他和他的亲人,赐给他的教会。主啊,求你应允。

62

赦免我们的亏欠,使我们的魂为即将来到的圣灵的充满做好准备,因为我们相信这很快就会来到;仇敌好像急流的河水冲来,他们说他们要兴起……神的灵要兴起一个旗帜来抵挡它。我们在这末日仰望……正如我们所表达的,当睡着的童女开始呼求油的时候,我们就知道时候近了。主啊,我们此时正在省察。我们是信徒吗?我们相信这全备的道吗?把我们的灯装得满满的,叫我们能在黑暗中发光。

63

请祝福今天下午基督徒商人团契大会的聚集。神啊,我祈求你今天下午拯救许多人的魂。父神啊,我祈求你今晚跟人们一起回到这个小教堂,以及人们在这城里聚会的其它地方。父啊,求你应允。有一天,我们相信我们要……当今早所说出的这些话和这录音在神伟大天空的某处播放时,我们都要在那里,毫无斑点和皱纹,单单相信耶稣的功绩。求你应允。我们奉他的名求,阿们!

64

神祝福你们。你们爱他吗?在我把聚会交给牧师之前,我想要你们给我做一件事。我知道现在十二点了,是我们离开的时候了。我想他还有别的事要做或要说。但在我离开,去准备将要来到的另一场聚会之前,我想要你们帮我一个忙。

65

这个小唱诗班……先生,我想要称赞你们,有一个好看、清洁、洗净的唱诗班。你可能以为我癫狂了,但如果我是,我在这道上却是对的。让我们全心地唱“我爱他”。司琴的姐妹,请你去那里好吗?“我爱他。”我爱他,因为他先爱我。我真是喜爱这歌。你们呢?

66

哦,我是个肯塔基人。这里有肯塔基人吗?哦,神祝福你们的心。难怪亚利桑人相处的如此融洽。哦,太好了!埃德·霍珀弟兄,我想我看见了……哦,你只是离肯塔基远了一点。我想他也是个肯塔基人,卡罗莱纳州附近来的,我记得你是从那里的某个地方来的。

67

好的,现在每个人都从你的内心深处,大家一起唱,照我们在副歌上唱的方式,你知道,在河流的分流处。呐,大家一起,大家一起唱。

我爱他,我(哦,这听起来多甜美啊!)
因为他先爱我,
为我付出救恩赎价,
在各各他。
68

这歌美妙吗?你知道,过去有一个老传道人来看我。我……他刚传讲了一会儿,然后就跑过来跟我握手,说:“荣耀归神,”又跑上去再讲一会儿:雷恩老弟兄。我过去常想……一天,我说:“雷恩弟兄,我要问你一件事。为什么你一直跑过来跟我握手呢?”

他说:“我的电池电量低,我需要充一点电,”他说。所以,今天下午这是给我在充电。你明白吗?让我们举起手来唱这歌。
我爱他,我(太美了!)
因为他先爱我,
为我付出救恩赎价,(好的,牧师弟兄。)
在各各他。
69

多少人喜欢握手?你们喜欢吗?哦,我……你知道,我过去是浸信会的,我有点是握手的浸信会信徒,但握手决不是从那里出来的。我喜欢好好地握手。不久前(今早我妻子没有跟我一起来,索斯曼姐妹,我不想要你告诉她。你瞧?)我跟她一起去到城里。我喜爱这美好的老式握手,你知道。我去到城里,一个女士说:“喂,伯兰罕姐妹。”

我没有听见她说任何话。我说:“亲爱的,那女士跟你说话。”
她说:“我跟她说了。”
“哦,”我说:“我肯定她没有听见。我也没听见。我站得离你这么近。”
她说:“哦,我微笑了。”
我说:“呐,就那种皮笑肉不笑?”
我喜欢……我喜欢真正的握手。你们呢?你们不喜欢吗?
70

不久前,在南方(呐,这很可怕,牧师;请你们原谅我),在南方……我去到佛罗里达州。我们正在举行聚会,我们在那里有一个大帐篷……哦,几千人聚集寻求医治。你知道,医治聚会,你知道他们是怎么做的,又拉又扯的。有一个弟兄来见我,说:“公爵夫人想见你。”

我说:“什么?”我不懂这弟兄在讲的是什么。
他说:“公爵夫人。”
我说:“什么是公爵夫人?”我以为可能是个荷兰人,像他们在这里说的丢失的荷兰人。好像那里也有一个丢失的荷兰人,你知道。所以我说:“我不明白。”
他说:“嗯,是那个拥有这一带所有房地产的妇人。”
我说:“哦,瞧,底下大约有五千个病人也想要进来。”
“哦,”他说:“但这是公爵夫人。你必须见她。”
我说:“她跟别人没有两样,是吗?瞧,她只是一个人。”
他说:“等你从这帐篷出去的时候,她就在那里。”
71

我看着她。她走上来。呐,请不要以为这是亵渎。我希望听起来不是那样的。但她在手杖上按了一副眼镜。呐,你知道你不会把眼镜按在手杖上来看东西。

她说:“哦,你是伯兰罕博士吗?”
我说:“不,夫人。不,不,不,不。”我说:“我是伯兰罕弟兄。”
她说:“我被迷住了。”
她伸出戴满了金子的手,那些金戒指足够十次差遣十几个宣教士去往全世界。她像这样把手举得高高的。呐,那不是握手的方式。
我伸出手,握住那只肥胖的大手,抓住它。我说:“把手放下来,好让我再见到你时能认识你。”我喜欢美好老式的握手,你们呢?当我们再唱“我爱他”时,让我们互相握手。现在大家一起唱。
我爱他,(神祝福你,弟兄,神祝福你,我的弟兄……)
因为他先爱我,(是的。)
为我付出救恩赎价,
在各各他。
直到我再见到你们,神祝福你们。呐,让我们向神举手。
我爱他(牧师弟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