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0128A 似非而是

1

我们继续站立一会儿,让我们祷告。我们的天父,我们奉主耶稣的名就近你怜悯的宝座。现在,我们就快到这次大会的结束时刻了,经文中告诉我们:耶稣在节期的末日站着大声说。可能有一些期待是他盼望要应验的。神啊,既然知道人类的软弱,我们正带着大的期盼等候着。但神啊,我们期待你圣灵的极大浇灌,一些非同寻常的事。

我看着你卑微的仆人卡尔·威廉斯,看到他双手扭曲着,在地上拖着脚,坐在这里把东西倒进鼻子里,不停地呼吸。知道他昼夜工作劳碌。我在心中支持他。神啊,你不会让他失望的。
2

这个星期,我跟你的这些仆人们一起穿越了这里的山谷,在他们的教会里讲道,他们从未告诉过我该讲什么,只是说:“上去讲吧”。看到那种美好的合作和可爱的灵,他们也在这里等候某件事情发生。所以,我们简直能感觉到圣灵在我们里面呼喊:“主耶稣,请你来吧。”来充满我们期待的心,主啊,把我们正在寻求的东西赐给我们:我们祈求你丰盛的恩典。

我们不配求这样的祝福。但主啊,我们没有一个人配。我们没有依靠那个;我们想的只是耶稣为我们所献上的祭物,他洗净了我们。我们现在来奉他的名求,愿从现在到聚会结束的某个时候,每一颗心都能得到服侍。当我们今天离开这里,去到我们不同的地方时,愿我们能像那些从以马忤斯来的门徒一样说:“我们的心岂不是火热的吗?”
3

因为复活的主与他们同行,他在他们当中行了一件事。他们一整天都与主同行,却不明白他是谁;他们知道与这样的一位教师同在是个祝福。但当他像他在钉十字架前一样行了一件事时,他们知道除了他,没有人能那样行。他们真正知道了那就是主耶稣。他们马上去告诉了其他的门徒。

神啊,我们祈求今天这事能重演。主啊,为我们行丰丰富富的事。我们可能星期一晚上离开这次大会,回到我们的家里以及不同的地方,说:“当我们听到他通过他仆人在整个大会中讲道时,我们的心岂不是火热的吗?”主啊,请应允这些事,为了我们这些不配的仆人,奉你的圣子耶稣的名,阿们!请坐。(弟兄,这是你的圣经吗?这本吗?这本?)
4

这对我来说确实是一段非同寻常的时间。我也处在极大的期盼下,期待这次聚会期间有一些不同的事发生。如果我们今天下午要结束聚会,我肯定我们所有人都会说:“在这里真好。”第一个晚上,听到奥洛·罗伯茨弟兄把他大能的信息传给道德腐烂的人。接着是从我们的维尔玛·加德纳弟兄来的十二到十五分钟最有冲击力的信息。我看着他,带着极大的钦佩羡慕他,他怎么能在短时间里讲完那么多的东西。

5

当我们回到家时,我把这个告诉我妻子,她说:“哦,比尔,他们一直是那样的,你留他们太久了。”

我说:“亲爱的,我真是太慢了。我思想得没那么快。我想,神真是怜悯我,让我慢慢地来,让我一边走,他一边对我彰显他的良善。”
那天晚上听到一个医师……是的,昨晚,没错,莎卡林弟兄。你知道,我有许多优秀的医师朋友。我在梅奥诊所接受了采访,你知道。你拿到过杂志。我相信是叫作……哦,是“读者文摘,”大约五年前,在加利福尼亚州那里的“唐尼·莫顿的神迹”。我在那里遇见了那帮医生,都是你想要见到的最好的人。
6

但那天晚上,当我听到那个医生讲到耶稣的劝诫,我想,如果他去检查病人的身体,他的诊断可能会是相当的好。他对属灵情况的诊断不会做得太好,哦,是不会太坏;他对那病有一个非常好的诊断。他所说的话……我希望我永远不用他来服务。但如果我需要,我想要一个那样的人来做手术,如果我必需要找一个人的话,要找一个相信主的人。

7

一路上,我听过其他人,一些我根本就不认识的人。即使我们现在就回家,我也肯定相信大会是很棒的。聚会是非常好的。但我相信主会应允我们更多的祝福,因为已经有很多祝福了。我正等着听这位布朗弟兄讲,我想是明晚。我从未……圣公会的,哼?[原注:会众笑了。]长老会的。犯像这样的错误,我最好还是读圣经,往下讲吧,不是吗?让我说说这点,布朗弟兄是基督里的一位弟兄。我知道这下我对了。我听到过太多有关他的事,我真的很想听他讲。

8

先是见了我们所有的朋友。然后讲了昨天早上那个砍伐、搅动的信息。后来看到撒但跳到一个妇人身上,把她赶出去。哦,如果人们属灵的话……站在这里,我都能感觉到那个巨大的压力。她出去了,我祷告:“天父啊,请差遣圣灵去追赶她。”圣灵在外面抓住了她,领她回来,并将她身上的污鬼赶了出去。我晓得她现在得到圣灵了。所以我们为此而感谢神:“他们奉我的名可以赶鬼。”

9

呐,让我们翻开圣经。我这里写下了大约六页经文,但我不会讲所有的经文,只讲一些;只是向你们所有人表达我的谢意,感谢你们的团契与合作,能照你们做事的方式忍耐我。

今早我们在一个小教会里,是这里的神的会,在后面的某个地方。我们从这边上去,回到……我不知道是在什么地方,但那里肯定也有一个可爱的牧师。那个教会等了……我迟了十天才去那个教会,迟到了十天。但我们确实度过了一段愉快的时光,跟主耶稣交通。
10

呐,你们记下主题的,如果我可以这样称呼的话,或是你们要记下所读的经文:是从《约书亚记》,《约书亚记》,我感觉到今天下午圣灵把这个放在我的心上,《约书亚记》10章12节,一节经文。

当耶和华将亚摩利人交付以色列人的日子,约书亚就祷告耶和华,在以色列人眼前说:“日头啊,你要停在基遍。月亮啊,你要止在亚雅仑谷。”
你说:“那是个不同寻常的主题吗?”是的,读的是一节不同寻常的经文。我今天下午的题目就是“似非而是”。
你知道,神用不同寻常的东西,以不同寻常的方式做事,他是很不同寻常的。但他让万事互相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我就从这节经文选取了“似非而是”这个主题作结论。
11

呐,我去了……想到这个词,我找出了词典。我想:“那是个有点不同寻常的词。我们不太用这词。”我想:“主啊,因为你把这词放在了我心里,也许那里有些东西是我要查考的。”韦伯词典说“似非而是就是一件难以置信但却是真的事”:一件难以置信的事,然而却是真的。它看起来根本不可能是真的;但却是真的。那是个似非而是。

12

接着,我开始想到我们可以指出的许多似非而是。今天下午,如果我们停下来,你会惊奇地看到许多在科学上不可能、然而却是真实的事。这地球悬挂在太空中就是个似非而是。我们知道地球在旋转,每二十四个小时转一整圈,绕地球一圈将近两万五千英里。你知道,你可以……世上没有一样东西能像地球一样运行得如此完美。来自大太阳系的月食……它们立在空中,极其完美地绕着轨道旋转,以至你可以在二、三十年前就算出它的时间,一秒也不会差。

13

我这里有一块手表,是我在瑞士时一些好朋友送给我的,只是一块普通的瑞士手表。一块手表值大约一百五十美元,就是那样。但对我来说它是一块好手表,是凡尔根板球牌的,是我所戴过的最好的钟表之一。然而,我给它设定了时间,两三个月后,它不是快,就是慢。我们没有一样东西是能保持完全准时的。

但神的时间是完美的,连一秒都不会差。这个大天体悬挂在空中,竟然没有固定在任何东西上,绕着这个方向每二十四小时自转一圈,每十二个月绕太阳公转一圈,春夏秋冬:分毫不差。它已经这样旋转了两千年。地上没有一个人能解释这个。
14

哪个是上,哪个是下?是北极在上,还是南极在上呢?我们不知道,因为我们是在太空中。你扔一个球到空中,观察它。它不会在同一个地方旋转两次。它落下,上升,形成自己的气流,就像地球一样,万有引力托着它。但它不会在同一个点上转两次,不是上升就是落下。然而,这个大球却旋转了千千万万年,一点偏差也没有。那是个似非而是。

15

当你观察月球时,它是个似非而是。在这里的海岸上观看潮汐,那些怒涛几乎占了地球的五分之四左右,都是在水中。当那些怒涛巨浪冲到那里,你去到海岸,观察那潮汐,来自海中半英里或更远的海浪冲刷着海岸。为什么它不能越过去呢?有一样东西让它不能越过去;那就是月球。那月球是神的监视器。它监视着海岸,因为神设定了海的边界,它不能越过那边界。

但当月球开始转过去看天父时,就会看到那潮汐退去或上涨。当月球又转过来时,它又会那样发生。必须是那样的,因为月球是神的监视器。
16

月球离地球有几百万英里,它怎么能影响地球呢?它怎么能画出一条线来呢?为什么那海奔流了几百英里然后就停住了呢?因为神设定了它的边界。它不能越过那界限。神有一个监视器来确保它不会越界。

任何人都知道,当月球落下去时,潮汐也随之而去;月球升起时,潮汐也随着上涨;另一个似非而是。没有人能解释它。我们不知道那是怎么回事,月球对地球有什么样的影响,它对潮汐会做什么?这是个似非而是。
我们可以在地里种一粒种子,那种子整个冬天都埋在地里。好比一粒麦种,那麦种外面是由一层皮组成的。然后在里面是果肉。在那果肉中间是生命细胞。是的。你也是这样组成的。
17

你是由魂、身体和灵组成的。外面是身体,是由五个感官控制的。你通过五个感官进入那身体:看、尝、摸、闻、听。在身体里面是魂。那魂有五扇门:良知、记忆等等。但在那里面是一个灵;控制一切的就是这个。只有一扇门可以去到那里,那是自由的意志,要做出行动:接受或拒绝。

18

那种子被种在地里,后来发生了什么事?冬天到了,它破裂了。皮没了;果肉没了。那个生命细胞,你无法找到它。但在春天,它又回来了。

不久前,我去到肯塔基州打松鼠。天气干燥,我们无法找到松鼠。所以,我们去到了那个地区的丘陵地带。
伍德先生,我的一位朋友,说:“哦,伯兰罕弟兄,我认识那里的一个人,他有很多树林,那里有一大片深洼地。那里也许会潮湿,我们可以溜到那里去。”
19

当我到了那里时,哦,我们停靠在一幢房子边上,他说:“我不想出去,因为这人是个不信者。他就是不能相信神,他弃绝关于神的任何观点。”

我说:“好的。我就呆在车里。”
于是,我们停下,他走到一棵苹果树下,有个大约七十五岁的老人坐在那里。他跟老人说话,叫出他的名字。他说:“我叫班克斯·伍德。”他说:“我想知道我们能不能在你的地盘上打猎。”
老人看着他,说:“你是吉姆·伍德的儿子吗?”
他说:“是的。”
他说:“请便你吧,你想去哪里就去哪里;这里有大块的地盘。我有五百英亩林地。”他说:“哦,吉姆过得怎么样?”谈了一会儿。
20

伍德弟兄说……呐,他是耶和华见证会的,他的儿子残疾了,一条腿在身下耷拉着,在聚会上得了医治。他是个承包商。于是,他就放弃了承包工作,搬到了我隔壁,已经有大约十年了。呐,他所有的家人,他们每一个人,甚至是耶和华见证会运动的读者,借着异象,每个人都被圣灵充满了。我们站在那里,他说:“我带着我的牧师跟我一起来的。”

这老人说:“伍德,你不是说你如此下贱,走到哪里都得带上一个传道人吧?”我想我是时候该从车里走出来了。
于是,我下了车,走到老先生坐的地方。我说:“你好?”
他说:“你好,先生?”他说:“你是个传道人?”
我说:“是的,先生。我是。”
他说:“哦,”他说:“我认为那些人都不怎么的。”
我说:“哦,他们是非常好的人,大多数都是。”
他说:“哦,那是我还没有见过的那种。”
我说:“是的,先生。”
他说:“我想……”
我说:“是什么使你说这话呢?”
21

他说:“我想他们是在向错误的树乱吠。”呐,任何人都知道,你在夜间带着打猎的狗一道,它向错误的树乱吠,你就会总是被愚弄。所以,他说:“他们是在向错误的树乱吠。”呐,他说:“他们宣称有东西被赶上树了,但你却什么都看不到。”

“是的,先生。”
他说:“他们总是夸夸其谈,却无法产生果效。”
“是的,先生。”
他说:“大约两年前,有一个传道人来这里,来到这里一个叫阿克顿的小地方,就在卫理公会的野营地。他们举行了一场聚会。有个老姐妹住在这里的山上,得癌症快死了。这人从未到过这个地区。”
22

他说:“在那天晚上的聚会上,有几千人聚集,”他说:“这妇人的妹妹坐在那里为她姐姐哭求。她甚至再也不能坐在便盆上了。妻子和我必须把她身下的床单扯出来。她妹妹在那里哭泣。这个传道人看着那妇人,叫出了她的名字,说:’你正在为某一座山脊上的快要死于癌症的姐姐哭泣。’那妇人说:’是的。’”

他说:“那个传道人说:’主如此说:现在把你口袋里的那块手帕,就是你离家时从梳妆台的抽屉顶上拿出来,放在口袋里的,一块角落上有首字母的小手帕,有蓝色首字母的白手帕。拿着那块手帕,奉主的名放在妇人身上。’又说:’她必会得痊愈。’”
23

“哦,”他说:“那妇人就跟另外几个人离开了。老实说,这儿离那里将近三英里,一天晚上大约十点,我们以为他们那个山坡上来了救世军。”他又说:“第二天早上,我们去到那里,老妇人起床了,正在煮早餐,在吃油煎苹果馅饼作早餐。那是两三年前。”他说:“你知道,她从此甚至从未有一天生病过。”他说:“呐,巴不得我能看见像那样的事发生。”

“哦,”我说:“你……”伍德弟兄看着我,我摇了摇头。所以他说……我站在那里,身上脏兮兮的,沾着松鼠的血等等,胡子大约这么长,一直在山上宿营。我说:“那使你苦恼吗?”
他说:“不,先生。”
我说:“你介意我吃一个苹果吗?”
他说:“请便吧。小黄蜂快要把它们吃光了。”
我说:“好的。”我在我的脏裤子上擦了擦,咬了一口。我说:“非常好的苹果。”
他说:“肯定是的。三十五年前我种下了那棵树。”
我说:“让我看看,这大概是八月的最后一个周。”
“是的,先生。”
我说:“先生,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他说:“问吧。”
我说:“当你在那里种下那棵树时,它有多大?”
“哦,”他说:“还只是一根苗,大约这么高。”
“嗯哼,”我说:“我想问你。现在是八月的最后一个周。我们甚至都没有度过一个凉快的夜晚。但苹果都从树上脱落了,叶子也从树上掉下来。”
“那叶子回到了根部。”
“是的。”我说:“先生,为什么叶子掉下来呢?它生命结束了吗?”
“没有。”他说:“哦,是生命离开了叶子。”
“哦,我明白。生命离开了叶子,又回到了根部。”
“是的。”
我说:“先生,如果生命没有回到根部,会怎么样呢?”
“哦,”他说:“树……生命必须回到根部。不然树活不了,会死的。寒冬会杀死它。这里有时候会到零下两、三十度。”
24

我说:“嗯哼。”我说:“先生,告诉我是什么智力吩咐那树浆离开树干,下到根部过冬。呐,你倒一桶水在外面的柱子上,看看八月中旬,水会不会开始往柱子底下走。”我说:“树没有智力;它不知道季节,它没有智力。然而,某个地方有一个智力把那树浆送了回去,为要保存生命。”

他说:“我没有像那样想过。”
我说:“你就在自己的院子里看到了这个。当你就在这里看见了这个,为什么你还想看到那个传道人呢?”我说:“同样的智力告诉我那妇人的姐姐快死于癌症(我在异象中看见她得医治了),同样的智力离你如此地近,甚至控制了站立在你院子里的树。”
他站起来,跟我握手。那天下午,我领他归了基督。大约一年后,他死了。今年我去了那里,遇见了他的遗孀。我上去,跟她要求打猎。当我回到那里时,她起先要驱赶我离开那地方。我说:“等一下。”那次我去的时候,她不在那里。
25

她说:“先生,你不认字吗?”

我说:“是的,夫人。”我走上去。我说:“你不认识我。”
她说:“是的,先生。我不认识。那车上是印第安纳州的车牌吗?”
我说:“我是伯兰罕弟兄。你丈夫……”
“哦,”她就开始哭泣,举起手,开始赞美神。她说:“孩子,你想在哪里打猎就可以在哪里打猎;想呆多久就呆多久。”
那是什么?一个似非而是。没有人知道,没有人。你找不到那个控制大自然的智力。但这是个似非而是。我们无法解释它。
26

我想到了死亡,如果我们在叶子上……叶子挂在树上是为着一个目的。当你我接受了基督之后,我们就挂在生命树上了。过了不久,季节变化,生命离开叶子,下到了根部,来年又回去长出了新的叶子。

我们相信基督的基督徒拥有永生,被挂在生命树上。但有一天,老的叶子要掉落,回到赐生命的神那里,只是为了在另一个季度再回来。这个季节我们被分开,我们是男人女人。总之,这是个播种的季节。树一年又一年,不断地在作证,为永生的神作见证。
27

太阳升起又落下,表明了出生、死亡、复活;出生、死亡、复活,完美地转变。春夏秋冬,真正完美地表明了死亡、埋葬、复活;死亡、埋葬、复活。但当我们再出现时,那将会是一个全新的季节;将会进入千禧年。再也没有死亡了。哦,我们可以整个下午都停留在这一点上。看到神的似非而是,看到他这样做,真是太好了!

在《希伯来书》11章3节,经文在那里说到神造了世界,用非显然之物造了世界。我们所居住的这个地球就是个似非而是。这是什么?是神的道彰显了出来。想一想。你所坐的椅子,你脚掌所踏之地,就是神说出的道。神没有用任何东西就造出了它。他所拥有的唯一的东西就是他的道,他的道本身就是一个创造。当道一说出来,就决不能返回,直到成就了神命定它去成就的事。哈利路亚!
28

医生,我开始感觉到兴奋了。神的道不可能返回,直到成就了道被说出来的目的。今天下午,神在等候一群人,他们会抓住那道,持守住它,直到它成就了神命定它去成就的事。是的。道不可能返回。这是个似非而是。神全部的道就是似非而是,不可能返回,必须成就道被说出的目的。

29

呐,回到我们的主题:《约书亚记》。当你读完这章时,你会发现圣经说:在这日以前,这日以后,神听人的祷告,没有像这日的。我有一个十几岁的女儿利百加。她在上高中。不久前,我正在读这章。她说:“爸爸,这其中必定有某个地方出错了。”

我说:“没有错。没有一处……神的道中没有错误。”
她说:“爸爸,约书亚从未停住太阳,爸爸。”我说……她说:“他停止的是地球。”
我说:“利百加,他停住的是太阳。”
她说:“爸爸,他不可能那样做。”
“哦,”我说:“你认为神的道会犯错误吗,亲爱的?”
她说:“不,我相信不是那样的,爸爸。但我相信约书亚只是不明白。”
我说:“他很清楚是神行出了一件那样的神迹,然而他却不明白吗?他知道他在讲什么。”
她说:“爸爸,太阳已经停住了;它没有动。约书亚停住了地球。”
30

我说:“他讲的不是那个投射物。他说:’你要停在基遍,你要止在亚雅仑谷。’日头没有离开基遍或亚雅仑谷,有二十四个小时之久。他讲的不是那里那个投射物。他讲的是穿越地球的日头。他不关心那个投射物。他关心的是有足够的亮光能击溃以色列的敌人。”他所谈的是日头,日头,太阳的反射物。他说的是日头。

神的道不会犯错。圣经说的话,不需要任何人的解释来扭曲它,使它说一些它没有说的东西。只要照着它说的来接受它,因为那是神的道。
31

呐,然而在那里,写了这卷书并说从来没有过像这样的事的作者……叫日头停住的同一位神在《马可福音》11章这样说,11章22和23节;他说,当耶稣讲到一棵树时,他说:“我实在告诉你们,你们若对这座山说:’挪开,’心里不疑惑,只信你所说的必成,就必给你成了。”

呐,那不仅仅是给约书亚的。它是给任何能接受神话语的信徒的。首先,你在这点上必须有正确的动机和正确的目的,正确的理由。呐,但它是个似非而是。
32

我们知道…我们许多人都知道…我自己见过像那样的事发生过:我知道创造性的事发生过。不可能……巴不得我能有时间继续讲一下这个不可能创造的科学证据,但我没有时间。只有神自己能那样做,因为他是神。能在那里行出似非而是的神,仍是今天能行出似非而是的同一位神。是的。

33

挪亚的时候,在挪亚的日子,这是个似非而是。你记得,在挪亚的日子以前,地上从未下过雨。神借着泉水等等滋润大地。但挪亚开始造方舟。他在做什么?在似非而是发生之前,挪亚要为此做好准备。哦,愿我今天下午这样说,如果今天我们在这里为着一个似非而是做好准备……那位能带来似非而是的与我们同在。这位神,他一切的工作都是似非而是,超过了人的理解,难以置信,却是真的,他能带来一个似非而是。

34

挪亚为此做好了准备。我能想象在他准备的时候,人们说:“不知道那个老怪人在那里,在上面拼命地敲打出一只旧的木船干什么?天从未下过雨。那是个……没有这样的事。”

我能想象科学家走到挪亚跟前,说:“瞧这里。我们有仪器,可以发射到星星上去,上面没有雨。你的话怎么可能是真的呢?说要下雨,而上面根本就没有雨。”但你瞧,如果神说要下雨,他就能创造雨。所以,挪亚要为此做准备,为似非而是做好准备。后来下雨了。
35

亚伯拉罕,他带着他独生的儿子小以撒去山顶上。这孩子是他等了二十五年才得到的。当这孩子大约十四岁时,神告诉他……神这样做是为了什么?证实神持守他的道。不管事情看起来多么不合理,神仍能行出一个似非而是。

神说:“带着你这个十四岁的儿子,把他带到山上,献为祭物。”亚伯拉罕便带着他上了山。
呐,如果那……他当时大约一百一十五岁……等这个孩子等了二十五年,现在这孩子……他要毁掉他看到神的应许发生、他要做多国之父的唯一证据,他被要求毁掉那个。那就是他称那地方为“耶和华以勒”的原因。因为当他正准备同意完全顺服神时,圣灵抓住了他的手,一只公羊在他后面咩咩叫着,两角被扣在旷野。那是什么?似非而是。
36

瞧。他离家走了三天的路程,去到了四周都是野兽的地方,除此之外,在山顶上是不可能有绵羊的。绵羊不会去到山上没有水的地方。那公羊是从哪里来的?那不是异象。亚伯拉罕杀了公羊;血流了出来。那是神,造物主。因为亚伯拉罕履行了对神话语的职责,便出现了一个似非而是,亚伯拉罕杀了公羊,公羊替代他儿子受死。一个似非而是。

37

在那之前不久,在所多玛,那肯定也是一个似非而是,当时撒拉在那里暗笑一个在肉身中的人的话语,那是神。他背对着帐棚,天使背对着。他对亚伯拉罕说,叫出他的名字“亚伯拉罕”,叫出了撒拉“撒拉”,亚伯拉罕几天前刚得到了那个名字,他说:“亚伯拉罕,到明年这个时候我要造访你。”撒拉在帐棚里暗笑。天使背对着帐棚。不是这些身体中的一个,而是像道的身体。他是一个人,背对着帐棚,说:“撒拉为什么在帐棚里暗笑,说:’这事不可能那样呢?’”这是个似非而是。

38

一次,以色列的军队站在那里吃了败仗。那里有大能的战士,大能的人,约押、扫罗(头和肩高过他军队中的每一个人),全副武装,有着大盔甲和刀剑的人,从孩童起就是训练有素的人,预备打仗。但因为他们看见敌方如此强大,就害怕迎接大吹牛皮的非利士人歌利亚的挑战,害怕迎战他。

但来了一个溜肩膀、面色红光的小家伙。他妈妈烤了一些葡萄馅饼,他带来给他的哥哥们。他正四处转悠,在营中寻找他的哥哥们,这个非利士人走出来大吹牛皮,说:“你们挑选一个人,过来这里跟我打。如果…我们两国之间就不用流血了。”当然,当敌人认为他能胜过你时,他就喜欢这样吹嘘。他说:“带他过来这里,我们要挑选。我们要打仗,如果我杀了他,你们就服侍我们;如果他杀了我,我们就服侍你们。”
39

你知道吗?他在错误的时间说了那话。圣经说:那里有个溜肩膀、面色红光的小男孩,他知道神的意思是什么。他看见过神在行动。他知道以色列的神是永恒的神。他知道神用一把甩石器救他脱离了狮子的爪,脱离熊的爪。

他对他的兄弟们说:“你们是要告诉我,永生神的以色列军队会站在这里,任凭那个吹牛皮的非利士人说神迹的日子过去了吗?你们是要告诉我,在这件事情上你们要任凭他这样,而神的应许就在我们背后吗?哈利路亚!神的应许在支持我们。你们是要告诉我你们要任凭他吹牛皮,说……”
40

大卫是整个军队中最矮小的,他甚至都不在军队里。他跟他们没有交往,他有点是个被抛弃者,一个被淘汰的人。他不是个受过训练的人。他还没有上过神学院,他没有其他人所拥有的教会外套。但当他们想要给他穿上一件时,外套却并不适合他。

我想今天大概也是一样的。当我们身上穿了扫罗的教会外套,那就会告诉我们说神迹的日子过去了,没有像圣灵的洗这回事,它并不适合一个属神的人。是的。神的子民相信一个似非而是,相信神。
41

这个小家伙站在那里,溜肩膀,身上裹着一块羊皮,没有穿沉重的盔甲等等。他说:“你是要告诉我:你们任凭那个未受割礼的非利士人、那个不信者说没有这样的事,向永生神的军队骂阵吗?”他说:“我要去挑战他。”

一个小不点男孩挑战一个手指有十四英寸长的巨人,这是个似非而是。一个人没有刀剑,也没有盾牌,正如他们所看到的,去挑战一个拿着大约三十英尺长、像织布梭子的枪的人。这是个似非而是。
他怎么做的?他说:“你作为一个非利士人来迎战我,靠的是非利士人的名。你迎战我,靠的是盔甲、枪和去过一所受训的学校。但我迎战你,靠的是耶和华以色列神的名。”就是那样。一个面色红光的孩子,男孩,也许是十六岁或十八岁,用一个甩石器,杀了那个吹嘘的大巨人:似非而是,因为他信靠神。肯定的。
42

摩西,他是个受过良好训练的人,是个军人,知道他所讲的内容;他知道如何掌管一支军队。他知道要如何打仗,试验他的武器,但那都不管用。这是个似非而是。跟以火的样式在荆棘中的神交谈之后,他拿了一根枯干的杖,走出沙漠,下去并接管了一支军队,用一根枯干的杖接管了一个国家。在八十岁的时候,手里只有一根杖,接管了一支军队,接管了一个国家。哈利路亚!

那是什么?那不是摩西,也不是那杖;那是创造的神在那杖里面,就是这个才能做成事的:神在这根枯干的杖里。“你手里拿着这根杖下去那里,”正如我那个晚上说的:一个人的入侵。
呐,摩西在肉体上陷入了麻烦,杀了一个人,这事一直纠缠着他。但他去到那里,进到圣灵里面,就击杀了整个国家。那是个荣耀!肯定的。他正在跟从主的命令。就是这个使事情成就的。
43

我常想,对属肉体的头脑来说,那看起来是多么荒谬:一个老人,胡子垂到了胸前,也许光秃的脑袋在太阳下闪着光,头发掉光了,他身后牵着一头驴子,他妻子坐在上面,小儿子坐在妈妈的腿上,手里拿着根旧拐杖,眼睛望着天,走过那里。“摩西,你要去哪儿?”

“下埃及去接管。”
问题是:他做到了,因为他可以奉主的名去。神只需要一个握在他手里的人。他能做剩下的事。他想要找到人。有时候,他能得到一个握在手里的人。摩西手里拿着一根杖,就下去接管了整个国家。
44

呐,你只要告诉我,一个人手拿一根杖去接管俄罗斯是不是恰当,是恰当的吗?如果神差遣了他,他就会去接管,因为差遣他去的神必与他同在。耶稣说:“父怎样差遣了我,我也照样差遣你们。”[约20:21]当他……差遣了他的父在他里面。当神差遣任何人时,基督就去到他里面。肯定的。“父怎样差遣了我……”差遣了他的父跟他一起去;差遣人的基督也跟人一起去。瞧?到处都是似非而是。呐,一根枯干的杖……但他下去接管了,那看起来多么荒谬、奇怪。

45

当任何地方都没有水井时,那看起来是荒谬的。他们在山谷里,在山坡上,到处都找不到水的气息。沙漠地最干枯的地方,就是那块古老的磐石。你去到这里的沙漠中看看就会明白。看来好像在一棵长得好的绿皮树下或某个地方,会有一股小泉水。去到山谷中,那里所有的水都往下流,在那里往下挖,你很快就会找到水。但神打发摩西上山,去到那里最干枯的地方。那是神行事的方式。他喜欢用一个一无所有的东西,来显明他有东西。正如我常说的:“神拿什么也不是的人,从他们当中造出人物来。但当人认为他们是人物时,他们在神的眼里就什么也不是。”

46

呐,我们发现摩西拿着那根枯干的杖去击打磐石。当他击打时,水流出来了。呐,今天,拿起一根杖,去到沙漠地,开始击打磐石试试。这是个似非而是。

当神从天上降下吗哪时,这是个似非而是。是的。这是个似非而是。毫无疑问,不知道神在天上有没有大烤箱来烘烤。他不需要有烤箱。他是造物主,他创造了每个晚上降下来的新鲜吗哪。他不需要有烤箱;他是造物主。
47

一次,当一个信徒结交错误的伙伴时……(我们一直都有这种事。)一个名叫约沙法的信徒结交了错误的伙伴亚哈,一个表面信徒。当表面信徒和信徒聚在一起时,你就有麻烦了。呐,当你让一个信徒在一所里面有一堆表面信徒的神学院时,你又会陷入麻烦。

所以,约沙法,哦,是亚哈,别有用心,他打发人叫约沙法下去。他把他王国的荣华指给约沙法看。约沙法,像一个信徒……有时候,看到令人激动的事,非同寻常的事,他也对此兴奋起来。那才是人必须要留意的时候。那是你们女孩必须留意某个把头发弄得油光滑亮的家伙的地方。要谨慎。你们一些男孩必须留意那个小耶洗别,你知道,她会领你去到错误的方向。要谨慎。要呆在正确的团体中。注意。
48

这里有一个信徒跟表面信徒结交。当然,他别有用心。他说:“呐,我们要告诉你我们要做的事。你知道我们是弟兄。我们都是一样的。”但我们不是一样的。不,先生。你不能把油跟水混在一起。不。“我们都是一样的,所以,你的马车就是我们的马车,我们的就是你们的。我们要上去基列,我们要打这仗,把这些敌人赶出去。”

瞧,约沙法身上还有足够的普通正派,说:“你不认为我们应该先求问主吗?”
我能想象了不起的总统亚哈说:“哼,哦,当然了。可以。我们是……我们是这里的一个伟大国度,相信神。所以,你知道吗?我刚得到了答案。”哦,是的。“我这里有一所满了先知的神学院。我这个国家有四百个训练有素的先知。我有最好的。你应当听听他们说’阿们’。你应当听听他们所能做的甜美祷告。带他们上来。让我们看看他们。”
49

所以,他们打扮好,让自己看起来英俊,坐在城门口。当他们上来……他们把四百个先知带了上来,当他们上来……所有的先知都……他们说:“上去吧,主祝福你;上去那里吧。我们四百个先知异口同声。上去吧。我要祝福你,与你同在。”

但那并没有打动约沙法。你知道,他们可以告诉你这一切的事都是好的,但在你心里,你知道……正如我昨天说的,“那个微小的声音使整个车轮转动。”有件事看起来不太对。他说:“先生,你不是还有一个吗?”
“还有一个,整个神学院都在这里了?(瞧?)嗯,这是某某大主教和其他所有的人。他已经为自己造了两个铁角,说:’你要靠这角把敌人赶出那地。’”
50

那似乎是完全正确的,因为那地确实是属于以色列的。瞧,它可以看起来那么真实,那么正确。但如果你想要一个似非而是,你就不可从神的道上删掉一点。你必须持守这道。耶稣说:“你们若常在我里面,我的话也常在你们里面,你就可以求你所愿的。”但那是有条件的。

呐,那似乎像……“那地属于我们。为什么我们不能去得到它呢?那是我们的。它属于我们。”那些人不是异教徒;他们是犹太先知。他们说:“上去吧。主与你们同在。”但问题是,他们被混杂到世界里了。在亚哈和耶洗别统治期间,耶洗别带领以色列人,把他们跟世界混杂了。其实主的灵没有与他们同在。
51

所以,他领他们出来,他们说预言。但是,那有点让约沙法不满意。他说:“你不是还有一个可以求问的吗?”

他说:“是的,我还有一个,但他是个圣滚轮。我实在不喜欢他。他总是攻击我。(赞美神!)他总是训斥我。他认为我娶了世上最糟糕的妻子。他真可怕。我们不能让他到这里来。”
“哦,”他说:“王不必这么说。我想听他讲。”
亚哈说:“他是音拉的儿子米该雅,但我一点都不喜欢他。他总是说我的坏话。我多次把他下在监里。但他是那些圣滚轮中的一个;我们不想要他上来这里。”
“哦,王不必这么说。打发人去叫他来。”
于是,他们派了一个跑腿的,有时候就像你要举行一场复兴会时所做的一样。“噢,嘘,不要对这个说任何话。你不要传道反对这个。哦,他们不相信那个。呐,你不要谈触碰这点。呐,你对那个不要说任何话(哼)……”
哦,你知道我想要说什么,不是吗?[原注:会众笑了。]“不要对那个说任何话,因为你会伤害……你会伤害他们的感情。呐,他们那里有牧师,他们告诉他们这个、那个。不要……你要说同样的话。”
52

米该雅,一个被恩膏的人,他说:“我只说神放在我口里要我说的话。”阿们!神啊,赐给我们更多的米该雅。“但我只说神放在我口里的话。”

让我们看看他的异象是不是与道一致。那才是能判断哪一个是正确的方式;看哪一个能跟这道一致。米该雅去了。
亚哈说:“我要嘱咐你多少次?”
米该雅说:“上去吧。先给我一个晚上。让我看主要说什么。然后我会告诉你们什么是主如此说。”是的。你们要先求神的国。让我们看看什么是对的。
于是,那个晚上米该雅得到了一个异象,他看见了主。他用道检查了那个异象,异象跟道一致。任何异象、梦或其它任何东西,若是违背道,就是不对的。
53

让我停一会儿。不久前,有个人来到我这里,他是从海外来的。这人错了。他有一个妻子和三、四个孩子,他还正在跟这边的一个女人鬼混。我没有说什么事是不道德的,但那看起来不对。你瞧,你必须留意你所做的事在公众眼里是怎样的。你们是书写的荐信。

他说……在这件事上,我有点要他摊牌。我说:“先生,我希望你不要认为我粗鲁。但作为一个传道人,我确实想要说一件事。你不认为这里的人会想……”
“哦,”他说:“不,不。在我的国家那没问题。”
我说:“但你不是在你的国家。瞧?你来这里了。人们是否会对这事有看法。”他说……
我说:“你认识这妇人吗?”
“认识。”
我说:“你知道她的背景吗?”(我知道。)
他说:“知道。伯兰罕弟兄,我知道她现在跟第四个丈夫同居。伯兰罕弟兄,你知道吗?她是一个非常甜美的妇人。我去到主面前,我说:’主啊,告诉我这妇人的问题在哪里。为什么你用圣灵祝福她,等等,她却又生活在淫乱中呢?’”他说:“哦,你知道,主赐给我一个梦。”他说:“我看见我妻子跟另一个男人过着不道德的生活。”我说……他说:“后来她上来见我,俯在地上,说:’你愿意赦免我吗?’我说:’肯定的。’后来主说:’我赦免她。’你瞧,不管她是不是按照现在的方式行事,我赦免她。”
我说:“先生,你的异象或你的梦是甜美的。但它跟神的道不一致。没错。神不会说一件事,却又在这里收回去。他必须说一件事,并且持守它,直到它成就了让它要成就的事。”然后你就会看到那个似非而是。
54

因此我们发现。米该雅说:“上去吧,如果你想上去的话。但我看见以色列人分散了,如同没有了牧人的羊群一般。”

那时,西底家上来(他是这群人中最高的,也是先知之一或最有影响力的,他们的领袖),他上来打米该雅的嘴巴,说:“神的灵从哪个方向离开……什么时候离开了我?”他没有神的灵。
米该雅说:“我看见以色列人如同没有了牧人的羊群一般。”
于是王说:“抓住这人,”王说:“把他下在监里,使他受苦,吃不饱,喝不足,等候我平平安安地回来,像我这里所有的牧人说我的:你平平安安地回来。”
55

呐,如果亚哈能坐下来听……记住,我们知道以利亚是个被印证的先知。先知不是一下子跳出来的。先知是生为先知的。肯定的。他从孩童起就是先知。他所说的一切话,他所有的教训都是属神的,因为神印证了他,他是一个先知。他印证了。

所以当时,如果他那么做了,他就会知道米该雅看见了异象,异象跟先知的异象相符,两个先知合在了一起。以利亚告诉过亚哈会发生什么事,狗要舔他身上的血。米该雅怎么能祝福神所咒诅的呢?
56

呐,让我停下来一会儿。神今天怎么能祝福他所咒诅的呢?不可能那样做。说谎,偷盗,欺骗,这一切都是错的,还有其它许多的事是我可以说的。如果那是错的,就是错的。[原注:磁带空白。]

发生了什么事?我们发现那是个似非而是;一个人,一个衣衫褴褛的圣滚轮,站在一整所神学院的先知面前,神印证了他的话,因为他与道一致。是的。这是个似非而是。
57

当神选取施洗约翰,立他作基督的先锋,而不是选取其中一位富足的王室祭司,这是个似非而是。神怎么能选取一个根本没有受过教育的人呢?他九岁的时候,失去了父母,去了旷野,呆在旷野,出来时像只毛绒绒的虫子,满脸的胡子,身上裹着一块羊皮,站在泥巴里,称他正在对之讲道的会众是一群草中的蛇。你能想象神选取一个会那样对一群有教养的犹太人和信徒说话的人吗?应该如此吗?

58

他说:“你们这些毒蛇的种类!”而不是,“喂,某某主教。我很高兴见到你。”哦,你这娘娘腔的!“哦,你们这些毒蛇的种类,谁指示你们逃避那要来的忿怒?你们不要心里想:’我们属于这个那个。’神能从这些石头中给亚伯拉罕兴起子孙来。”当神印证它时,它产生了一个似非而是。他看见圣灵仿佛鸽子降在人子身上。这是个似非而是。

还有什么比童女生子更是似非而是的呢?呐,我知道我不是……我不想……呐,我们有一群混杂的会众。呐,我想要你们明白我,因为我正在期待一件事。想要期待什么事发生,你就必须持守道。“你们若常在我里面,我的话也常在你们里面,那样,你们就可以求你们所愿的。”那是条件,不是今天这样,明天那样,这里改改,那里改改,而是要严格地持守住道和各各他。那样你就可以求你所愿的。
59

呐,我们发现这个童女生子,许多人……你们宝贵的天主教徒……我的背景也是天主教徒,你们知道。我们发现,今天你们把马利亚当作一个女神,一个代求者。

瓦尔迪纳弟兄,就在这讲台上的某个地方,我相信是在墨西哥那里。麦迪纳将军,麦迪纳。那天晚上他在这里。他拥抱我,通过翻译交谈,他说:“伯兰罕弟兄,我佩服你的勇气,站稳在你的信念上。”他说:“孩子,持守住它。”他是个男人,军人;他知道发布命令和站在前线那里是什么意思,“呆在你的岗位上。”那也是神想要他的士兵去做的事:站在岗位上,不管出现什么事。呆在那里。站稳在那里。所以他说……
60

童女生子。我去到墨西哥那里,那里有各种各样的圣徒。就是在那里,那个小婴孩从死里复活了。你们在基督徒商人杂志里看到了。我想要为那个评价而感谢你们。神祝福你们。当小婴孩……我们不想让事情就像那样传出去,除非医生声明婴孩那天早上九点死了。而这是那天晚上大约十点或十一点。那个小姐妹站在那里,一个天主教的姐妹怀里抱着婴孩,三百个引座员都无法拦住她去到讲台。

61

比利来到我那里,说:“爸爸,你必须要对此做点什么了,事情就是这个样子。她没有祷告卡,因为我看过了。那个弟兄,我不知道……”

对不起,墨西哥人民,但我叫他玛拿纳,意思是“明天”,瞧?他本该在七点来接我,他却九点才来,总是会迟到大约两、三个小时。他就像我一样糟糕。当时,他就站在这里;他正在分发祷告卡,到处走,分给所有的人,你知道。比利注视着他,确保他没有出售卡片,所以看着他,一起走。要谨慎。是我打发他下去那样做的。在这点上,他是很正派的。
62

所以我到了讲台上。前一天晚上,有一个墨西哥老弟兄走上去。那天晚上,整个架子上堆满了旧衣服。那个可怜的墨西哥老人,双脚脏兮兮的,大约有八十岁,完全瞎了,手里的破帽子都是用麻绳缝上的,上面沾满了尘土。他走过那里,用西班牙语说着什么话,我听不懂他。所以,他竭力要去到我那里,当时他发现……他把手伸进口袋里,掏出一串念珠,开始……没有必要。他瞎了,我把老人拉到我身边。

63

我想……你知道,你必须跟人设身处地,否则你永远帮不了他。你必须进入到他们的痛苦中。如果你不,只是硬着心,就永远不会管用。你必须把自己放在……我看着。他……我想:“可怜的老人,也许有一大堆的孩子在外面的某个地方。”

他们的经济很糟糕。是的。也许潘乔一星期赚三十比索,他是个砌砖工;另一个人赚十五比索,彼得罗,他是个护路工。他有一群孩子要供养。呐,某处的墨西哥油面饼是由长了变形虫的生菜和人们扔掉的东西做的,然而他不得不省出足够的钱来买一根蜡烛,为他的罪点在一百万美元的祭坛上。荒唐!基督是我们的祭物。基督是那位。我们需要的不是上百万美元的祭坛,我们需要一颗敞开的心。
64

所以,那个小妇人在那里,比利说……先讲这个老人。我伸出我的脚,看我的鞋是不是……我穿着鞋站在那里,他也许从未穿过一双鞋。我想:“如果我的鞋适合他,我就把鞋给他。”把肩膀跟他的肩膀靠在一起;他高大多了,所以我不能把衣服给他。

我搂着他。我想:“如果我父亲还活着,他大概也是这个年纪。”我说:“主神啊。”埃斯皮诺沙弟兄(他也许就在这里的某个地方),他从不翻译祷告。我祷告说:“主神啊。”我听见他叫喊:“哥罗里亚阿底沃斯!”他四处看。他看得比我都清楚。他能看见了。因此他发出叫喊。
65

第二天晚上,旧围巾和外衣像那样堆满了讲台。比利对我说,他说:“爸爸,你无法把那个妇人拦在外面。”他说:“她有个死去的婴孩。”下着倾盆大雨,人们一直站在那里。没有地方可坐,那么大的地方,没有地方可坐,从早上九点开始就互相靠在对方身上。而这是晚上大约十点半,一直站在阳光下和雨中。(美国啊美国,有一天你要完蛋了,除非人们悔改。是的。)要爱神……那天晚上,我在墨西哥城一次就看到大约两万五千人归向了基督。

66

当时我注意到这个妇人在那里尖叫。引座员想要拦住她。她把那婴孩夹在胳膊下,从他们的两腿中间钻过去。他们想拦阻她。她跳到他们头上,从他们身上爬过去,抓啊,打啊,想尽一切办法要到台上来。他们说:“你不能上去,”要挡住她。

我对杰克·摩尔弟兄说(我不知道他在不在这大会上),我说:“杰克弟兄,你去那里为她祷告。她不认识我。去为那个婴孩祷告,这样才能拦住她。”我转过身;我像这样转过来看。我看见一个异象,就在我面前,一个黑皮肤的墨西哥小婴孩,没有牙齿,向我咧着嘴笑。我等了一会,往后退,又看到了。我说:“等一下(似非而是);领她到这里来。”引座员分开了队列。
67

她来到台上,俯伏在地,叫喊起来:“牧师。”

我说:“等一下,起来。”我说:“天父,我不知道那是什么意思,但在这个毯子底下(它湿透了)是一个死去的婴孩。他们说他今天早上九点死了。这个妇人的心在渴望。那是她的婴孩。我顺从那个异象而按手。”就在那个时候,婴孩“哇”地叫起来,他尖叫,开始叫喊:活了过来。这是个似非而是。
我说:“埃斯皮诺沙弟兄,不要记下这件事。去医生那里,拿到一份这婴孩已死的签字声明。”他拿到了。瞧?似非而是。我见过那种事发生过五次:五次,似非而是。
68

童女生子是个似非而是。我不相信耶稣属于马利亚的任何部分。她不是耶稣的母亲。她是一个被神为了那个目的而使用的女人,是生下神儿子的一个孵卵器。如果马利亚……如果女人的种子,女人有卵子,男人有血红素,如果是,医生,(瞧?)是血。生命存在于血细胞里。

母鸡可以生蛋。但如果它没有跟公鸡交配过,蛋就孵不出来。我常这样说,我再说一遍,春季要来了。鸟都会搭窝。鸟妈妈会趴在窝里孵那些蛋,呆在那里,直到它差不多要饿死了。她变得非常虚弱,都飞不出窝了。但如果它没有跟公鸟交配过,那些蛋就孵不出来。
69

呐,弟兄,圣公会、卫理公会、浸信会没有任何错。但我们得到了什么?只要它是个组织……就算是五旬节派……如果那些人没有跟配偶耶稣基督接触过,你得到的就只是满满一窝的烂蛋。他们会躺在那里烂掉。我不管有多少哲学博士、文学博士、双神学博士,或你张贴在神学院里的其它什么,那只是属世界的。我们必须找到生命细胞;就是神所说的永生。“人若不重生……”

你得到了什么?你立他们作执事、主教,等等。你得到的只是一堆烂蛋。唯一要做的就是打扫巢窝,重新开始。是的。它永远做不了什么,直到我们重新开始。你想要一个似非而是吗?你想要生命吗?你必须把生命带到它里面。是的。
70

马利亚……如果那婴孩的身体(肉身是从卵子来的),如果那婴孩的身体是马利亚身上的肉,那又怎么样呢?马利亚就必须要有某种刺激。你看到你在让神做什么事吗?神创造了卵子和血细胞。他不是犹太人;也不是外邦人。他是神,神在罪身的样式中。那就是原因,“我必不见……我必不叫我的圣者见朽坏,也不将他的灵魂撇在阴间。”他是彰显:神进入他自己所创造的帐棚里。耶稣从来没有在圣经里称马利亚是母亲。他称马利亚“妇人”,不是母亲,而是“妇人”。

有人说:“你母亲在外面找你。”
他说:“谁是我的母亲?”看着他的门徒,说:“凡遵行我天父旨意的,就是我的母亲。”是的。所以你看,那完全是童女生子,从两方面来说都是童女生子。一个似非而是无法解释的。没有东西能解释它。
71

不久前,我在山上打猎。有个身材高大的家伙,名叫格弗莱兹,G-e-v-r-e-z,一个法国人。我们正骑马回来,我刚好遇到他。他说:“你是什么人?”

我说:“我是个传道人。”
他说:“你看起来太聪明了,适合做那个。”
我说:“哦,那只是个人看法。”
他说:“我猜你相信那婴孩是童女生的。”
我说:“是的,先生。”
他说:“先生,那是完全违背科学规律的。”
我说:“你不能用科学来证明神。你必须相信他。你不能证明神;你要接受他;你相信他。如果你能证明他,就不再是信心了。它就成了你能解释的东西。神是无法解释的。”
然后,又骑了一会儿,他说:“我不相信,世上没有任何东西能使我相信。约瑟是那婴孩的父亲。”
我说:“神是那婴孩的父亲。”
他说:“没有这样的事。”
我说:“哦,胡说。”
他说:“瞧,伯兰罕先生。”他说:“在你能种植玉米之前,在你能种植一棵树或任何东西之前,必须让雄性和雌性有实际的接触才能得到。你不能那样做。没有实际的接触它就不会繁殖。”
我说:“那我想问你一件事。你告诉我说人是来自于(教导达尔文进化论),说人是从单细胞来的,即水母之类的东西,转变成了海绵,然后是水母,再生长,长出了一点肉赘,再长出了手臂,等等,像那样。”我说:“你们宣称那是第一个人吗?”
他说:“我相信是。”
我说:“我的信心没有那么强,先生。”我说:“我无法相信那个。我只相信神对此所说的话,瞧:他照自己的形像造人。”我说:“那我想问你一件事。如果……你承认这妇人能生孩子,但她必须跟男人有实际的接触,是吗?”
他说:“是的,先生。那是完全违背科学规律的。”
我说:“那我想问你件事。”(你知道,妈妈总是告诉我:“给母牛够长的绳子,它就会把自己绕死。”)我说:“那我想问你一件事。第一个人是从哪里来的,他既无父也无母?那人是从哪里来的?”他至今还没有回答我。它没有答案。神造了第一个人。神是造物主。这是个似非而是。
72

我得快点,朋友们,得赶快。哦,那些事怎么……时间都跑哪儿去了?我想在彼岸见到你们,在那里我可以跟你们每个人呆上一百万年。我们要谈论这些事。

73

注意。一次,有个人(那天晚上奥洛·罗伯茨讲到过他),参孙,只是个普通的人。我要比他讲得更荒谬。他不只是个普通人;他只是个小虾米,一个小不点的家伙。如果一个人的肩膀像谷仓的门一样,看到他杀死狮子就不算什么事了。但这个长着卷发的小虾米,七条发绺挂在他头上……他在外面转来转去,是妈妈的小跟班。他走在外面,有点扭扭捏捏的。

首先,你要知道,一千个非利士人碰到了他。呐,如果你见过非利士人的战服(真希望我有时间解释一下),戴在士兵头上的头盔都是大约一英寸半厚的铜。呐,记住,当时他们锻造的铜是今天我们都不能锻造出来的,因为所罗门有一把铜的剃刀。呐,注意。铜头盔,整个身体包裹着厚厚的铜,所以他可以穿着盔甲前进。
一千个受过训练的非利士人,他们在外面遇到了主的仆人,一个长着卷发的小虾米,也许只穿着一件夹衫。但主的灵降在他身上,他捡起一根驴腮骨,打倒了一千个非利士人。是的。
74

嗯,弟兄,那根腐烂的旧驴腮骨……你用它击中其中的一个头盔,哦,它就会碎成一千片。肯定的。但这是个似非而是。神在那根旧驴腮骨里。哈利路亚!如果神能去到一根死的骨头上,他肯定也能去到我们活着的人身上。注意。一个似非而是,确实是。他拿起那根驴腮骨,像那样打破了头盔,直到打倒了一千个非利士人:似非而是。

75

耶稣,当他在地上时,他在水面上行走。请给我解释那个。用科学告诉我一个人怎么能在水面上行走:似非而是。一天,他用五饼二鱼喂饱了五千人。他释放的是什么样的原子?呐,那甚至不是活的鱼。当他掰开那饼,从一块饼上掰开一块……当他把饼递出去,再把手拿回来时,那里就又有另一块饼了,已经在田间长成的麦子,是烤好的,里面有油(瞧?),调好了味道。又有一条鱼,耶稣把鱼掰开,又有另一块烤好的鱼。阿们!哈利路亚!

那要素赐给我们了,只要我们持守在道中。呆在那里。我相信我们正处在看到事情快要发生的边缘了。要活得忠实于神的道。就是这样。他有烤好的鱼。那是个似非而是。
76

当他开始挑选教会时,他挑选了渔夫而不是祭司,这是个似非而是。那是违背自然的。看起来好像他应该有一个大教会,有所衣着光鲜亮丽、通晓他们的神学、拿到了哲学博士等等的传道人;那才是他该去的地方。但他却绕过了整群人,去选取了甚至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签的渔夫。圣经说彼得和约翰是没有学问的小民。那就是他为自己的教会挑选的人。那是个似非而是。当然。是的,先生。他选取了渔夫,而不是人,也不是祭司。

77

呐,我们发现,在五旬节那天……奇怪,他选取了一群没有学问的人,打发他们在五旬节带着一个使命去到楼上,不是去某所神学院,而是去等候,直到他们领受了从上头来的能力。如果哪个人,彼得、约翰他们,想要传道,他们是没有学问的小民,看来好像耶稣应该说:“伙计们,这里有一所好学校。你们去,直到你们学会了你们的ABC,你们学会了之后,再去读小学,读完了,再读下去。然后你们再读四年的高中,四年的大学,然后读大约四、五年的圣经学校。然后你们才可以出去。”

但他说:“你们要在耶路撒冷等候,因为我要将我父所应许的降在你们身上。你们就要作我的见证(《路加福音》24章49节),在耶路撒冷、犹太全地、撒玛利亚,直到地极,作我的见证。”他的要求依然没变。
78

你知道,我有过(我要快点)一些跟异教徒、异教、偶像在一起的经历。我去过非洲和印度。我见过一些渡火者,他们站在那里,拿着一个旧的大塑像,像这样有大大的眼睛(红宝石),耳朵上镶着大红宝石。那些可怜的人……他们不是伪君子。

农夫来到那里,他们为此做好了准备。祭司祝福他们,倒圣水在他们身上。他们拿着挂球的鱼钩,大约这么大、灌满了水的球,他们的肉上钩满了鱼钩,向偶像献祭。然后他们把鱼钩插在耳朵上,把嘴巴缝起来,用一把柳叶刀从那里穿过去。如果他们说过谎,就把他们的鼻子和嘴巴缝起来,扯下来。然后从狭长的火里经过,四、五英尺宽,有时候是三十英尺长,一直走三十码,经过那火,为那个偶像预备好自己。呐,偶像崇拜是一件糟糕的事。
79

呐,让我讲一讲这个背景,因为我要……再做一点评论,我就结束。但我想要做这个评论。你瞧,那是……这是个似非而是。

异教徒,偶像崇拜者。呐,这里的印第安人,住在这里的西南方,他们过去常拜偶像。他们有被他们称为雨神的。那是只淡水龟。他们知道他住在雨中,在地里,他们相信雨神进入了那只淡水龟里。
呐,在古老的罗马异教中,他们过去有宙斯和许多的神。他们说那些神活着。而且他们会打仗。你们学习过神话等等。这些神应该是……
80

他们是这样做的,他们有一个大祭坛,这个塑像立在坛上。敬拜者进来,他付钱给祭司买一支蜡烛。他们拿……他去到殿里。有时候,有几个神。他把蜡烛放在坛上,(我猜)神就可以找到通往适合他的塑像的路,他们把蜡烛放在坛上,并点着它。

接着敬拜者去拿……祭司会准备好一些水果,献为祭物,并带来葡萄酒。他其实已经跟偶像交通了。接着他在偶像面前俯伏。他以那样的恍惚状态躺在那里,直到想象的神(看上去像他所造的塑像)下来,进入那偶像里,借着那偶像对他回话。那就是偶像崇拜。
那个想象的神,就是他们所想出来的,会通过一个偶像,他能够用他的祭物和燃烧的蜡烛给这位神施催眠术,进入这位神里面。然后,他的魂跟那个紧紧地纠缠在一起。你看到魔鬼在哪里吗?瞧?他以为那神借着那偶像对他的良心回话了,那确实是有一个神跟他回话了。
81

呐,神要向他们显明真正的神是什么样的。在五旬节那天,他们已经俯伏了十天。不是一个想象,而是从天上有响声下来,好像一阵大风吹过,充满了他们所坐的整个屋子。神从未选取一个偶像。他选取了一个活的人,借着圣灵的洗把自己放进这个人里面:不是想象的神,不是想象的事,而是真实的神在真实的人里面的现实。然后这个人会起来,行神所行的事。

很奇怪,神会那样做。奇怪,他没有选取某些知道一些事情的聪明人。这些人会试图弄明白。但他选取了一群没有学问的渔夫,并把他们带到楼上。他们在神的应许上俯伏了十个昼夜。后来天上的神降下来,住在那些人里面。
82

耶稣说:“还有不多的时候,世人不再看见我,你们却看见我;因为我要与你们同在,也要在你们里面。”《约翰福音》14章12节,他说:“我所做的事,信我的人也要做;并且要做比这更多的事,因为我往父那里去。”就是这个原因,他在《马可福音》16章说:“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那是永生的神在一个能照着神的道、在神面前摊开自己的人里面;神的道可以在他里面彰显出来。阿们!这是……这是个似非而是。

83

每次你看见一个人领受圣灵的洗,这就是个似非而是,天上的神竟然在这个人里面显明自己,通过他说话,通过他做工,通过他活出来。这是个似非而是。我们有神的形象,神选取他自己的形象,把自己带进他所造的自己的形象里。一个似非而是。

84

神曾住在人里面,后来罪把他赶出去了。之后,神杀了自己的儿子,让神可以回来再住在他的百姓里面。是的,先生。这是个似非而是。神这么做,是一件奇怪的事。教会……神挑选他的教会成为一个似非而是。他竟然不是选取高雅的学者,立神学家作一个教会,他却选取了一群没有学问、无知的渔夫。他不是把天国的钥匙给了有学问的大祭司该亚法。他怎么做的?他把钥匙给了没有学问的渔夫。不是给了一个知道一切来龙去脉的人,而是把钥匙给了一个在他面前俯伏、认识他的人。呐,你知道,通晓他的书不是生命;认识他才是生命。钥匙给了彼得。似非而是,他那么做,不是给了该亚法,宗教领域最聪明的人,而是把钥匙给了彼得。

85

呐,你们相信似非而是吗?不久前,一个老药剂师告诉我,他说:“伯兰罕弟兄,大萧条时期,有一天,儿子和我坐在药房里。哦,真是艰难。”他说:“一个快要做妈妈的妇人走进来,她有一个处方要抓药。我儿子上去招待她和她丈夫。当他看到处方时,他说……妇人说:’我没有钱来支付这副药。’儿子说:’那边有一个地方,你的……县医院会让你抓到药的。’”

他说:“妇人和她丈夫慢慢地转身走出去,要去看县医院能不能按处方抓到药。有东西临到了我。’不要让那个母亲……她几乎站不住了,更别说在那队伍里站几个小时,按照处方抓到药。’”
他说:“儿子,去叫她,领她回来。”
86

他说:“他去叫回了妇人,领她回来。我走到后面,用我所知道店里最好的药按照处方抓好了药。我走上去,把药拿在手里,放在那妇人的手里。”他说:“伯兰罕弟兄……”我们坐着,一起在喝麦芽糖,这个老药剂师,一个真正属神的人。他说:“你知道吗?”他说:“你可能认为我这样说是癫狂了,”他说:“当我把药放在她手里时,我一看。那是耶稣站在那里;我把药放在了耶稣手里。”是的。一个似非而是。

87

伟大的圣徒马丁,他父亲是个异教徒。他想要侍奉神。当时,法国有一条法律,如果父亲是军人,儿子就必须服役,直到法定的年龄。仔细听。他们征召他入伍时,他有一个仆人。当然,每个士兵都有一个仆人。他不是让仆人擦他的靴子,而是擦仆人的靴子。他是个了不起的人。他爱神。

发生了什么事?一个晚上,寒冬的夜晚,风刮着,人们在那艰难的冬天里快冻死了,他经过城门时,那里躺着一个老乞丐,说:“救救我,救救我。救救我。”能帮他的人却从他旁边走过去。
88

马丁已经把他的一切都给出去了。他看着……士兵穿着斗篷、大衣。他需要大衣。他要冻死了。于是马丁脱下大衣,拔出剑,把大衣切成两半,用一部分把乞丐裹起来;他披着剩下的部分。人们嘲笑他。“那士兵样子何等滑稽,身上穿着半件斗篷。”

但那天晚上在营房,他醒来了。他一看,耶稣裹着那片衣服站在那里。耶稣周围站着众天使,他对天使说:“你们知道是谁把我裹在这衣服里吗?是马丁把我裹在这衣服里的。”于是马丁知道耶稣说“这些事你们既做在我这小子中一个最小的身上,就是做在我身上了”时的意思。当他裹那个老乞丐时,他就裹了耶稣,因为耶稣在那个老乞丐里。所以,我们不知道我们是从谁旁边经过的。这是个似非而是。我全心地相信那些事。
89

只要现在我们在神面前谦卑自己,全心相信……不久前,有个大知识分子来到一群五旬节派信徒面前。他要使五旬节派……做了一场有知识的讲演,告诉人们说他们错了,所有这样、那样的事。他什么都有,做了真正的讲演。但他挺着胸上去,你知道:“我,大人物,有那么多的学位,”类似这样。

他开始跟五旬节派信徒讲,五旬节派信徒不接受那个。瞧?所以他看到自己被打败了,于是他把笔记叠起来。一点也没有说到知识的讲演,而是想要说五旬节派说方言的迹象是错的,他们所谈的五旬节派神迹是错的;那个没有打动人们。所以他觉得很丢脸,拿着教科书离开了讲台。
有个老圣徒坐在那里,他说:“你知道吗?如果那人以他下来的方式上去,他也许会以上去的方式下来。”所以那是……那大概是对的。瞧?谦卑,在主面前谦卑自己。
90

这真是个似非而是。神是个似非而是。异象是个似非而是。我们实在无法解释它们。神怎样显明出那些过去、现在和未来的事,那超越了我们所有的研究。那些在遥远的几百年前的古代先知的异象,我们看到它们今天还在发生。这是个似非而是。

这是个似非而是,安得烈去找到了彼得(当时他的名字是西门),领他去到耶稣跟前,告诉他,说:“你知道,我们的老父亲告诉我们说,在弥赛亚来之前会有各种的主义兴起。但他告诉我们,根据圣经,弥赛亚将是一位先知。’主你们的神要兴起一位先知像我。’呐,弥赛亚将是一位先知。”犹太人都相信这点。
91

圣经说:“你们中间若是有属灵的或先知,我耶和华必在异象中向他显明。他所说的若成就,就要听他。”是的。

所以,安得烈领彼得上去那里,耶稣打量着彼得,看着他,说:“你的名字是西门,你父亲是约拿。”彼得立马就知道了那是个似非而是,神是……绝对只有一位能知道他和他老父亲,那必须是神。
92

腓力下去,找到了拿但业,领拿但业去到了耶稣跟前,他走到耶稣跟前,耶稣说:“看哪,这是个真以色列人,他心里是没有诡诈的。”那震惊了他。

他说:“拉比,你从哪里知道我呢?”
(听着。)“腓力还没有招呼你,你在那棵树底下,我就看见你了。”何等的眼睛,山那边十五英里远。他透过山、透过时间观看,看见腓力在树底下。
93

叙加井边的妇人出来,也许是一个美貌的年轻妇人,来打水。也许……她必须在其他正派的妇人走了以后才能出来。耶稣坐在那里,类似这样的一个台子。她说……

耶稣对她说:“妇人,请你给我水喝。”
她说:“这是不合宜的。我们这里有种族隔离。我们撒玛利亚人跟你们犹太人,我们彼此间没有来往。你问我一个撒玛利亚妇人那样的问题是不对的。”
耶稣说:“但你若知道你是在跟谁说话,就必求我给你水喝。”
妇人开始讲起井多么深,祖宗说了什么等等。发生了什么事?几分钟后,耶稣……她说……
耶稣发现了她的问题。他说:“去叫你丈夫也到这里来。”
妇人说:“我没有丈夫。”
耶稣说:“你说得是。你已经有五个丈夫,有五个。你现在同居的那个不是你丈夫。”
94

她怎么说的?听着。当耶稣在犹太人面前那么做时,犹太人说他在读他们的心思,他是别西卜,是算命的,魔鬼。但这妇人说:“先生,我看出你是个先知。我们知道弥赛亚来了,他必做这些事。”这是个似非而是。你瞧?“我们知道你一定是先知。弥赛亚来了,必做这事。但你是谁呢?”

他说:“这和你说话的就是他。”
妇人知道那是神。她知道那是弥赛亚的迹象。于是她跑进城里,说:“你们来看,有一个人将我的问题给我说出来了。莫非那就是弥赛亚吗?”城里的人因妇人的话就相信了耶稣。
呐,我相信当时行了似非而是的同一位神现在也能行一个似非而是。你们相信吗?阿们!圣经说:“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再忍耐我一会儿。
95

在他离世之前,他说:“所多玛的日子怎样,人子降临的日子也要怎样。”所多玛。记住,亚伯拉罕的种子有……亚伯拉罕一路下来,看见神做的这一切的事。但最后的异象,就在不冷不热的世界被毁之前亚伯拉罕所看见的最后的事……呐,记住,正如我一直说的,有三种人:不信者,表面信徒,信徒。他们都被印证了。他们都在那里被印证了:所多玛人,就像今天的世界;不冷不热的信徒,在他们中间,生活在他们的污泥里;还有亚伯拉罕,蒙拣选的教会,被召出来,安置在一边。

96

天使从天上降下来。其中两个下去所多玛传道。他们没有行任何神迹。他们使所多玛人眼睛昏迷了一个晚上。传讲福音使不信者眼睛昏迷。一位现代的葛培理在那里的所多玛人中间,摆在了一边。我相信葛培理是个属神的人。他在外面传讲他的悔改信息,“从这个所多玛出来。”那是他们听见的信息。

但记住,这一位天使没有下去那里。差给蒙拣选教会的另一位天使,他坐着……他是个人,吃着肉,喝着奶,他背对着帐棚而坐;叫出了亚伯拉罕的名字,那名是几天前神刚赐给他的,同样叫出了撒拉。说:“你妻子撒拉在哪里?”
说:“在你背后的帐棚里。”
他说:“按照生命的时刻,我要来造访你。”
撒拉笑了,“我?一个老妇人跟我主能有这喜事?”
他怎么说的?“撒拉为什么暗笑?”撒拉走出来,想要否认。什么?他知道撒拉在后面做了什么。那是耶稣所做的同样的事。他看出了他们的意念。为什么?他是道。《希伯来书》4章说:“神的道比两刃的剑更快,连心中的思念和主意都能辨明。”道,耶稣是道。“太初有道,道与神同在,道就是神。道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呐,“你们若常在我里面,我的话也常在你们里面。”那又怎么样?神说谎吗?他不能说谎。他不能说谎;他是神。你们相信吗?我相信。让我们低头一会儿。愿神怜悯。
97

停上一会儿。你得救的时候是第一个似非而是。神赐给你圣灵是第二个似非而是。呐,让我问你们一件事。如果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如果我告诉你说约翰·迪林杰的灵在我里面,你们就会期待我拿起枪,成为歹徒。如果我告诉你们说画家的灵在我里面,你们就会期待我拿起画笔画画,就像墙上的这幅。如果我告诉你们说基督的灵在我里面,那我就会做基督做的事。那绝对是他说的话。你们相信这点吗?如果你相信,不疑惑,神必使它彰显出来。

98

呐,我们的天父,我说的够多了。你是神。呐,父啊,我唯一能做的就是讲道;你是那位必须彰显它,使它成为真实的。父啊,我祈求你,愿你借着你儿子主耶稣的名应允这份荣幸。把我们所渴望的赐给我们,叫这些人可以知道……虽然粗鲁、激烈、撕裂人心,然而却是你所命定的,不是带着恶毒,而是以爱保守教会平稳地运行。

99

圣经说,神所赐给我们的,先是使徒,然后是先知、教师、牧师,一切都是为了纠正教会,保守教会在秩序中。有时候,我们的牧师告诉我们一些事,修剪了我们。但神借着拥有道的人印证它,证明它。你仍是神。我祈求你今晚显明你是神,和我奉你命所行的这些事。我所做的这些事不是凭自己,因为圣灵在带领我。我祈求怜悯。我祈求你应允这些人的要求,奉耶稣基督的名。

100

呐,继续低头一会儿,祷告,要有信心。如果你相信,不疑惑,只要全心相信。如果你相信神要丰丰富富地行事,我相信神必显明自己。

据我所知,这屋子里的人,我一个都不认识。刚才讲道的时候,我听见弗雷德·索斯曼弟兄说“阿们”。此外,我不想算讲台上的,因为我认识这里的一些人,但会众中……如果耶稣基督,如果他活着,从死里复活了,你们底下有需要的人,他就会在这里要供应那需要。你们相信吗?只要继续祷告。“你若能信……”
101

呐,这里有多少人从未参加过一场我的聚会?让我们看看你们举手。你们很多人。我是一个人,就像其他任何人一样。但我相信耶稣基督,相信他从死里复活了。我相信他是神。他现在是以圣灵的样式在我们里面的神。他说:“我所做的事,你们也要做。”呐,谈论它是一回事,但要他来这样做又是另一回事。“你若能信,凡事都可能。”

呐,我要你们抬头一会儿。会堂里有多少病人?请举手。多少人有你能为他祷告的病人?请举手:罪人,不管是谁。
102

呐,一次,有个妇人摸了耶稣的衣裳穗子,就完全痊愈了。耶稣经过,所有的人都在摸他,他说……这个妇人钻过去,摸了他,摸了他的衣裳。他转过身,告诉妇人,他说:“有人摸我。”

每个人……彼得责备他:“哦,你知道这样的事……”他说:“整个人群都在摸你。你怎么能说……你怎么知道谁摸你?所有人都在摸你?谁摸了……”
但耶稣说:“我觉得能力出去了。我虚弱了。”摸了他的妇人……耶稣在会众中四处观看,直到找到了她。当耶稣找到了她,便告诉她说她的问题是什么,她的信心已经医治了她。
103

你们相信同一位神活着吗?如果他今天来,行同样的事,那会对你的信心有帮助吗?你们商人怎么样呢?你们相信吗?你们信吗?你们愿意为我祷告吗?我对这点不确定,朋友们。我从未在这里的商人中间举行这样的聚会。我相信。要警醒。祷告。

呐,道,道……如果我已经讲了真理,如果神印证那是真理,他必显神迹奇事给我们看。他必照圣经显明圣经所说的话。它必须是那样的神迹奇事。你们相信吗?
104

如果他至少……底下会众中有两三个生病、有需要的人,或别的什么,你只要祷告。呐,瞧。如果你仰望神,说:“主耶稣,伯兰罕弟兄不认识我,对我一无所知。但他做了一个宣告,我听到他从圣经里讲解,说你仍然活着。我听见他祈求你显一件事给我们看,像你钉十字架前所做的。因此我们就……我们相信我们所拥有的伟大圣灵,他必证明自己,他是神。”对吗?在我们中间证明他。

现在,你们祷告,只要相信,说:“主啊。”呐,传道人,圣经是这样说的吗?你们所有相信这点的传道人,瞧。“耶稣基督现在是大祭司,坐在至大神的右边(对吗?),是能体恤我们软弱的大祭司。”对吗?多少人知道那是新约的教义,新约的教义。好的。
105

因此,如果你摸了大祭司,他会怎样反应呢?如果他是一样的,他就会同样反应,像那个摸了他的妇人一样。你说:“我来过这里。我摸过他。”你现在就可以摸他。圣经这么说,那是我所相信的,就是圣经。你全心相信它;不要疑惑。会堂到处……

呐,要真正地敬畏。只要敬畏。我没有说神一定会这样做。我不知道。多少人见过主的天使的照片?哦,肯定的。我们有了照片。瞧?今天下午我的笔记里有那照片,但没有时间来看。
106

只要祷告。主啊,这是……主啊,如果你愿意,不要让我试探你。父啊,我决不想成为试探神的人。但父神啊,如果这会荣耀你,就让会众知道我已经告诉他们真理了。说我已经告诉他们真理了。主啊,求你应允。我尽我所知道的谈到你和你的道。那是道。主啊,我持守住道,不管它去哪里,怎么……不管是什么,我持守这道。父啊,我祈求你回答我已经讲了真理。父啊,请印证它,奉耶稣的名。

107

只要继续祷告,说:“主耶稣,我相信。我相信。”我不知道,朋友们,这取决于主。瞧?不知怎的,我感觉不到它。我就像这麦克风,若没有东西向我说话,就完全是哑的。但那是个恩赐,一个在神面前放松自己的方式,他要显异象给我看。我相信,如果我在那些似非而是上俯伏,他就必那样做。但也许他不愿意那么做。如果是,我也无能为力。我只有等候,看他说什么。

要真正安静,大家都祷告。我正在朝会众观看。[原注:有人说方言。]
微小的声音,保持敬畏。好的。你们可以抬头。他在这里。呐,我挑战任何不信者。现在就说话,不然就永远闭嘴。你只要相信。任何事,只要寻求神,看神会不会回答那是真理。[原注:有人说方言和翻方言。]
108

要真正地敬畏。我要你们转过头去。一个女士坐在这边,她的喉咙患了支气管炎。她来自弗拉格斯塔夫。如果你全心相信,你就能得着你所求的。你相信吗,姐妹?那么,请站起来,接受你的医治。

呐,让我重复她的祷告。她在说:“主啊,我患了这样的病。让伯兰罕弟兄对我说话。”如果是那些事,如果你当时是在祷告我叫你,请挥挥手。当我叫你时,你正在为那个祷告。对吗?如果是,请这样挥挥手。我们彼此是陌生的吗?再挥挥手。我不认识你。如果是,请再挥挥手。好的。她摸到了什么?
109

有个女士坐在这里,正在为一个得了癌症的朋友祷告。你全心相信吗?神必应允你的祷告。我看到一个人,一个男人,病得非常非常重。如果你全心相信(我正在观察一个异象),神祝福你,你可以得着它。我不认识这妇人,从未见过她。如果是,坐在这头的女士,我正看着她。就是这样。你是不是坐在那里祷告“主耶稣,让这个”?神祝福你。

有人祷告。这是……有个人坐在这里。你没看见那光吗?就在一个坐在这下面、灰头发的妇人头顶上,是的,举了手的女士。她得了糖尿病。她不是本国人;她来自一个山地国家:瑞士。你那里有一群来自瑞士的人。是的。要相信;你可以回家得痊愈了。你相信吗?
110

在这后面,你们会众,这里坐着一个女士。我一生从未见过她。但她的喉咙患了病,眼睛患了病;她坐在这里看着我。她是个女传道人。请站起来接受,女士。去得痊愈吧。我不认识这妇人,一生中从未见过她。

你现在试图隐藏你的罪。你是个男人。他一直在传播他对我的看法。是的,先生。你的职业是教师。你有你感到奇怪的属灵问题。如果是那样的,请举手。它们都会得到解决的。你接受我是神的先知。我正在告诉你真理。主如此说。
111

你们相信吗?有个女士坐在这后面。她的乳房患了病。她做过三次手术。她正在错过。求神帮助我。亚历山德拉小姐,奉主耶稣的名接受你的医治。如果那是你的名字,我们是陌生人,请站起来。如果是,请站起来。我一生从未见过这妇人。

你们相信吗?如果那不是曾经活着的同一位耶稣,我就不知道是什么了;我是一个人。你们相信吗?接受他。
这里,有个妇人坐在这下面;我不认识她,从未见过她。她是个护士,正在为她的病人祷告。病人患了精神病。我们彼此是陌生的,不是吗?如果神告诉我你是谁,那会帮助你吗?那会帮助会众吗?这是我的手。我一生从未见过这妇人。如果我们是陌生的,请举手,女士。你是布兰登太太。主如此说。
112

你们所有人都相信吗?那是个似非而是吗?嗯,他仍是神。圣灵现在就在这周围。你们相信吗?呐,我所说的话是真的。神证实了它。

呐,你们全心相信神吗?那么,请互相按手。开始祈求得到圣灵的洗。你怎么可能比你现在离耶稣基督更近呢?互相按手,照你在自己教会里祷告的方式,祷告神用圣灵的洗充满你,你必看见一个似非而是,好像你以前从未看见一样。相信它。神必给你看见一个似非而是。
主神啊,垂听你仆人的这个祷告,愿魔鬼此时松开这群会众,靠着耶稣基督的大能和复活,阿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