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0127 我所知道的最卑鄙的人

1

一次,我儿子比利·保罗在明尼苏达州的明尼阿波利斯市要向会众讲话,他不是个传道人。他像他爸爸;他说:“首先,我害怕。”我猜是类似这样的话,今早站在这些属主的人、主的仆人面前,当奥洛·罗伯茨、维尔玛·加德纳这样的人和主其他了不起的仆人在这里讲道之后,我在这里站起来,也是这样的感觉。

我刚才在注意时间,听通知。我讲道要花大约六个小时,所以今早我没有时间这样做了。通常我是晚上大约七点半开始,凌晨大约一、两点结束。所以,我很难有这么长的时间。也许明天下午我会那样试试。
今早来到这里很荣幸。我把这当作无上的光荣,即弟兄们借着主推荐了我,让我今早能来这里,给这个美好的早餐会讲道。我往外看了看,毫无疑问,看到你们吃了一顿真正的早餐,我相信既有属灵的也有物质的。
2

呐,最近这九天,我们跟这群传道人,在凤凰城马里可帕山谷、坦佩、梅萨、森尼斯洛普他们的教会里过得太愉快了。我们把这当作无比的荣幸,作为这次大会的先锋,向他们讲道,告诉他们说我们期待丰丰富富的事在聚会中发生,远超过了我们所能做所能想的。

威廉斯弟兄刚才告诉我,他的一个犯过很多罪的亲戚昨晚得救了,我们……如果那人今早在这里,我的弟兄,我为你和所有得救的人感谢主,我祈求,如果这里还有未得救的,愿他们今早能进入队列中,得救。
3

谈到异象,我有……那或多或少是主赐给我的事工。因为我无法用足够的教育等等来装备自己,我也许不能将自己归类为神职人员。但是用这种方式我能够对人们传讲,只说我知道的东西,然后主会证实剩下的事。所以,如果那些是对的,并且主说那是对的,那么剩下的也是对的。他们知道要如何讲,但我可能不知道。

4

我爱主,因为他是满有怜悯,我们是如此不配,然而他却满有怜悯。那是我生命和经历中的奇迹之一,就是看到我们是如此不配,而主还是眷顾我们。他越过了我们的不配,依然赐给我们福气。

众所周知,你们许多人也许知道。我刚刚得知另一位弟兄经历了悲痛的时刻,就像我一样,失去了母亲……我想我没有失去她;我认为她只是比我先去了。我听说罗尔夫·麦克弗森弟兄的女儿死了。对吗,弟兄?谁有?当某个姐妹告诉我时,这使我伤心。我根本不知道这事。
5

通常,在我的家人离世前,神就因着他的怜悯而对我显明。我父亲死在我的手臂上,我将他的魂交托给神。我的几个弟弟……我相信是去年,莎卡林弟兄、我,还有这里的许多人去到海外,到了牙买加金斯敦,一天早上早餐时,圣灵进来,我说:“呐,主的同在就在这里。知道,看到那个手臂上拿着东西要去到那里的女士吗?叫她过来一下。”说出了她的状况。“我看见那个年轻人过来。他有某件事,”什么事在搅扰着他。

就在那个时候,我往下看,见一个人要死了,有个年轻人站着,在抽搐或吐血。我说:“马上叫比利·保罗。”那年轻人在吐血。“今天让他不要去蓝岭。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后来,我们发现我岳母同一个时候快要死了,我小舅子站在那里抽搐吐血。
6

八月初的几个星期,我回国了,阿根布莱特弟兄打电话要我跟他一起去阿拉斯加州做打猎旅行,去建立一个分会。哦,主显给了我一个异象(呐,提到这异象是一件令人敬畏的事。我希望这听起来不是亵渎。),是关于我要去做打猎旅行的,会打到,我会打到什么,谁会与我在一起,他们是怎么穿着的,完全正确。有一头九英尺的熊,毛尖是银灰色的;还有一只角四十二英寸长的北美驯鹿。

他打电话给我时,我说:“听起来很好,但让我先祷告天父。”我对教会和很多地方都宣布了这异象。几百人知道这异象。所以,去阿拉斯加州听起来很好,但圣灵不断警告我不要去。你要出去,就决不可违背圣灵的带领。
7

后来,几天之后,一个在英属哥伦比亚、刚悔改信主的人,他有个弟弟得了一辈子的癫痫,当去年春季我在那里时,聚会后我们去打猎。他一直求神让我能为他的弟弟而看到一个异象;他从未参加过一场那样的聚会。

骑马出去,我们正在赶马。埃迪·彼是羔弟兄(我想他今早就在这里)和我在后面,要把马赶上去。我刚好朝山上看去。我看见他弟弟,他看起来是什么样的,要怎样做才能医治他。我赶紧策马赶上去,把手按在向导的马鞍背上。我说:“你弟弟……”我描述了他。
他说:“没错。”
我说:“去叫他来。送他来这里;然后你不要管他,直到他发作了。”
他说:“他一天发作四、五次,一生都是这样。”
“他一发作,你就从他背后扯下他的衬衫,丢在火里,说:’我奉耶稣基督的名这样做。’癫痫就必离开他。”
他接了他弟弟来。他刚离开家。那天他必须要去砍出一些地方,让猎人可以进去,我们称之为清路。
他妻子太害怕了。她是个五旬节派的小妇人,住在赛河上游,离文明大约有五、六百英里远。他妻子……当那男孩发作时,首先(她常常擦窗户),她怕了,但她还是跳上去,跨坐在他身上,扯下他的衬衫,丢在火炉里,说:“我奉耶稣基督的名这样做。”从此他弟弟再也没有发作了。所以他写信给我,说:“来吧。”
8

瞧,在那里。为了节省时间,要节省时间,坐在这里的很多人知道这事,事发前就讲过了。)完全相符。我口袋里放着声明书:九英尺高、毛尖银灰色的熊。正是在那地方,正是在那时间,北美驯鹿也是。

向导说:“你是指从这里吗?我们能看到你告诉我们的那个身穿格子衬衫的男人所站的地方。从这里到那里,你会杀死一头九英尺高、毛尖银灰色的熊?”
我说:“那是主如此说。”
他说:“事情要怎么发生呢?”
我说:“那不是我的事。那是……主那样说了。我只要顺从他说的话。”
然后,在下去的路上,我们在……我们往山下走了大约三英里路,甚至连一棵树什么的也没有,树林分界线以上只有苔藓。我们到了半英里……当时他扛着鹿的头。我们轮流扛,那角大约有一百五十磅重。所以我们……
他说:“你说这角量出来刚好是四十二英寸?”
“绝对没错。”
当我们到了马鞍那里,量出来正是四十二英寸。还有半英里,他说:“哦,伯兰罕弟兄,熊就在半英里内了。”
我说:“是的。”刚好转过身,我说:“站在那里的是什么?”它正在那里看着我们:九英尺高、毛尖银灰色的熊。这是我放在口袋里的向导的声明。
9

回到家,妈妈病了。这是神的恩典。我跟弟兄们有另外三个旅行计划,但主知道我不能去旅行。呐,妈妈对我说:“比利,我要回家了。”

我说:“不,妈妈。”我说:“如果你要回家,神还没有对我说过任何话呢。”
她的情形越来越糟。最后主召唤她的魂回家了。我只是要告诉你们真正的五旬节祝福是指什么:她如此衰弱……我领妈妈归入了基督,亲自给她施洗。当时,她非常衰弱,再也说不了话了。她只是不停地讲主的甜美,说她在异象中看见我站着,成了一个真正的老人,持守着十字架,弯下身来接她。
后来她要走了,在她走之前的几分钟,她再也说不了话了。我说:“妈妈,你再也说不了话了。但作为你的儿子,我想问你:耶稣现在对你来说,还是跟你以圣灵的样式接受他的时候一样甜美吗?你现在快要死了,妈妈,你活不了五分钟。如果耶稣对你还是一样甜美,虽然你说不了话,可以快速地眨眨眼睛。”她眨了眼睛,泪水顺着脸颊往下滚落。就像一阵微风刮过房子,她宝贵的魂就被接回家了。
10

回到家,我求问主为什么他没有指给我看。是因为我其他的家人在不同的地方吗?后来我像这样拿起圣经,我说:“父啊……”多米科太太(哦,她也许在这聚会中;她会参加所有的聚会。),她刚给我一本红字标注的圣经。我不相信把神的道拿来当作显灵板。但我太伤心了,刚刚在那里把她的衣服分捡出来。她是个甜美的人。我翻开圣经;说:“你可以在这里的某个地方安慰我,”那节经文是:“她不是死了,是睡着了。”[路8:52]

第二天早上大约九点,我坐在房间里哭泣,我们就要下去,看她怎么入殓,一个异象出现在我面前。我看见一大群残疾的小孩躺在一起,我正在唱一首歌:“领小孩归羊圈。”在这边……那地方后面很远,像这样往下延伸,后面必须升高起来,好让后面的人能看见前面。有几千人聚集。
11

我看见一个有声望的妇人走进来,尽管她穿着老式,穿着一条裙子,脖子围着东西,大帽子的沿往外翻,很多头发辫在后面。我看见她走过建筑物,走到那地方。那不是建筑物;是外面。每边都有一个包厢,像是名人坐的地方。几分钟后她进了这包厢,低头向着众人。我走上讲台,要讲道。那女士转过身来,像这样低头对着我。当她低头时,我也低头。我离她只有五英尺。当她抬头时,那是妈妈,美丽年轻。

就在那时,就好像这上面,有雷声闪电轰鸣,一个声音说:“再也不要担心她。她就像她1906年的样子。”我回去,在家庭的旧圣经里找,看1906年发生了什么事,那年她成了我父亲的新妇。所以,今天,她是主耶稣新妇的一部分,我也是那新妇中的一员。有一天,我要再见到她。
12

我确信麦克弗森弟兄和姐妹失去他们的……我想说,几天前当我刚到凤凰城时,汤米·希克斯弟兄打电话给我。他失去了他的兄弟。我猜我们的一位弟兄已经宣布了这事。他一 到墨西哥就被杀死了。汤米弟兄必须飞过去辨认他的兄弟,他还是个没得救的人。可怜的汤米哭了,他的心碎了。

13

我相信,我们永远不会有那个经历,但我们可能都要准备好那日去迎见基督,因为如果我们……如果我们没有准备好……当你准备好时,去就不难了,但是,哦,当你没有准备好时……

记住,那些……那不只是……你没有梦见那些事;你看见它们;它们的确是事实。在那里,老人要永远年轻;再也没有老年或任何罪的痕迹,或任何老年的痕迹。知道河的彼岸有一片地,这对我们来说是何等的一个鼓励啊!
14

我想现在,我们要借着低头、俯伏我们的心来就近主。通常在商人早餐会上,我想讲一出戏……我想读一些经文,在我们读经和祷告前,我想问,如果这里有有需要的人想要被记念,只要向神举手,不管是什么需要。哦,这是一群有需要的会众,一个有需要的世界。让我们祷告。

15

我们的天父,当我们在人们中间出入时,我们晓得这个事实:有一天,我们要走到最后一步。有一天,我们必须在地上最后一次互相见面。每次我们传道人走到讲台,我们不知道是不是还有另一次机会把你介绍给我们的会众,不知道那机会什么时候会来。主啊,今早我们祈求得到怜悯。当我读你可称颂的道时,我祈求这种子落在人的心里,好让他们接受它。

今天,如果这里有人还未得救,愿他们今天得救。愿他们今早借着接受神的儿子作他们的救主而做出那个满足一切的决定。那些在道上疲乏、离开了道的人,主啊,把他们领回来。那些在道中的人,求你带给他们过去接受主耶稣时所带来的喜乐、和平和满足。
16

我们知道人们从今早七点起就坐在这里,累了。但主啊,请你用从天父宝座而来的阵阵祝福更新他们。神啊,请把此时所需要的东西赐给他们。

主啊,我把自己连同所读的你的道一同交托给你,愿圣灵从道中带出丰丰富富的内容。
你知道每只举起的手后面的需要。父啊,我祈求你,愿你祝福那个需要。把他们心所渴望的赐给他们。请祝福这次聚会,这段交通时间,来自全国和国外各行各业的男人女人聚集在这个叫凤凰城的伟大地方,他们从无中被兴起来。愿圣灵今早拿起他的小教会,从中造出一只凤凰。今天,在这次大会期间,以永生神的神迹、奇事和异能把她兴起来。
17

今天下午在底下那个游泳池里或不管是任何地方受洗的每一个人,愿圣灵降在水面上,在他们一出来时就抓住那人。因为我们知道那不能落空的神的道已经赐给我们使命了。五旬节那天,彼得在教会的就职典礼上所做的伟大致词,他说:“你们各人要悔改,奉耶稣基督的名受洗,叫你们的罪得赦,就必领受所赐的圣灵;因为这应许是给你们和你们的儿女,并一切在远方的人,就是主我们神所召来的。”主啊,你今天仍在呼召。我们知道圣灵必降在这个山谷,今天下午降在这水上,把那些人心里所渴望的赐给他们,将他们印进神的国里。父啊,求你应允。

请祝福这次大会,祝福每一个男人、男孩、女孩,不管是谁有话要说,愿那话为我们其他人多结果子。我们奉耶稣的名求,阿们!
18

呐,只占用你们几分钟时间……我要问莎卡林弟兄或某个弟兄……我是南方人,一开始就慢。所以我……我的家人告诉我说我来到世上时有点迟了。我一直都迟到。不久前我在联合弟兄教会讲道时,我只是迟到大约一小时。你知道,他们非常准时。所以,牧师站起来,说:“会众,我现在要给你们介绍迟到的伯兰罕弟兄。”

我参加婚礼迟到了。我让妻子等了大约两个小时:必须探望一个病人。呐,如果我的葬礼能迟到就好了,那是重要的。瞧,我很高兴有一位准时的,那就是神和他的信息:总是准时。
19

呐,明天下午,若主愿意,我要向你们讲话,讲道;若主愿意。呐,如果你想读主题,或记下今早的主题,我要讲一出简单的戏,我想要你们读《路加福音》7章36节。

36有一个法利赛人,请耶稣和他吃饭。耶稣就到法利赛人家里去坐席。
非常简单。我们都熟悉这故事。呐,我相信,送信的到达时,一定是大约日落的时候。他累了;他的脚沾满了灰尘,头发跟灰尘与汗结在一起,因为他跑了差不多一天。他要履行一个职责,他必须快点完成。所以,也许他跑到了迦百农,迦百农的人告诉他:“是的,几天前他在这里,但他走了。”于是他跑到拿撒勒等地,跑了一城又一城。最后,下午晚些时候,太阳正在下山,他累了,脚疼了,疲乏,最后他遇见了他要找的那位:拿撒勒人耶稣。哦,巴不得我们也能像那样,从一城跑到另一城,从一处到另一处,直到最后我们去到了他的同在中。
20

一定是腓力……似乎腓力有点像是外面的守卫。在人们见到其他的使徒之前,先要遇到他。比如说,耶稣坐在某处,约翰靠在他怀里,彼得,他们代表信心和爱,离耶稣最近。也许腓力把这送信的带到,比如说彼得那里。彼得再把他带到耶稣面前。

耶稣累了。他整天都在讲道,也许他的声音有点沙哑,因为疼痛和白天的灰尘而沙哑,人们踏在地上,灰尘扬起来,他的力量耗尽了,他一定是站着对人们传讲神的道。他朝他们看去,见他们是那么饥渴,便向他们讲解神会如何行出他要行的一切大事。
21

哦,我喜爱也能在那里听到那个。毫无疑问,我相信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渴望在那里,听他所要讲的,听他的教训,他的教训是什么,他怎么表达自己,他有什么样的声音;仰望他的面容,看他行出他的事来,辨明人的意念,告诉他们不同的事和他们所得的疾病,宣告他们得医治了。我喜爱在那里。哦,我想要看见那个。

22

也许耶稣刚讲完了一篇道。你知道,耶稣的第一个教训。你知道那是什么吗?“你必须要重生。”那是他的第一个教训,“你必须要重生。”

他可能回到《创世记》开始,说:“起初,神说:’要有,’就有了。神又说:’让我说的一切都各从其类。’一切就各从其类。”接着耶稣可能讲了这样的话,说:“瞧,它生出……然而你可以把这些种子拿去,可以把它们混杂在一起,可以得到所谓的杂交产品,美丽、非常美好,但它不是原本的。你由着它去,它又会回到它的种类。”
23

杂交的产品决不能忍受原作物所能忍受的粗糙和对待。瞧,冬天,老长角牛会让你的赫福德种牛饿死在草场上;而它可以像鹿一样找到自己的路。但你杂交的赫福德种牛,你杂交的安格斯瘤牛,会死在外面。你必须呵护它们。

如果耶稣今天站着,我相信他会对我们说这样的话。我们不但杂交了水果、动物,我们还杂交了宗教:必须被哄着和宠着。它不是原本的。我们想要拿神的道,培植成别的东西,在这里培植它,教会成了我们必须呵护的一群纤弱的婴孩,他们不能接受真正的道。耶稣一定会说这样的话。
接着他可能说:“你瞧,你们的生命确实被杂交了。父说:’不要碰这棵树。’但撒但说:’那不会伤害你。’因此,你们的生命处在杂交的情形中。”那生命不能繁殖自己,因为杂交了。
24

就像你可以拿驴子,把它跟母马杂交,生出骡子。但骡子……母骡和公骡不可能生出小骡子。你必须继续杂交。

玉米也一样,它很美丽,但你读过《读者文摘》,所有这些杂交的东西正给人带来癌症之类的东西。杂交的鸡,他们说二十年后,如果杂交不停止,会发生什么后果呢?女人再也生不了孩子了。女人会变得更强壮,闭合,臀部变得更窄,生不了孩子。
让事情照它本来的样子去;让神去。对神的道也是这样。让它照着本来的样子去。不要试图添加东西在它上面来适合一个信条。让它保持神所说的样子。相信它。那会生出一个强壮结实的基督徒,而不是一个婴孩,需要宗派哄着、宠着,拿着宗派的证件,从一个宗派去到另一个宗派。当神把他的名字记在天上的册子上时,问题就永远解决了。
25

耶稣可能说:“呐,为了回到原本的,神必须再说话。”那就是神赐给你新生时所做的事。你的旧生命过去了,你回到了主原本的道上。如果你没有,你就被杂交进了教会和宗派里。但当神说出他的和平和圣灵,你就又回到了神原本的家庭里。你不用被哄着。你是个能忍受的粗犷基督徒。

去到十字架上,去到烈火的窑中,去到狮子坑中,或不管是哪里,因为永生神的道在你心里、魂里燃烧。一切都可能倒退,一切都可能反对你等等,但那个阻止不了一件事。当神向你的心说出那原本的声音“你是我的”时,神那粗犷的道就留在那里了。
26

我猜,也许是类似这样的话,我不知道,但耶稣可能说了。他的声音沙哑,嘴唇焦干,脸因着巴勒斯坦直射的阳光而发红,那阳光很热。这时,也许腓力和彼得等他讲完了,也许他最后说了这句话:“寻找,就必寻见。”

大约在他讲完的时候,彼得可能说:“主啊,这里有人被某某人从某处打发来,他希望跟你说话。”
耶稣俯看着他,说:“请说。”
他决不会因着太累了而不准备听你要说的任何话。他今天也是一样的。不管晚上多迟了,不管他可能多疲乏了,他仍然准备回答你问他的任何事、任何问题。
27

他说……这送信的也许认为这是他的旅途结束的时候。所以,他对耶稣说:“某个红衣主教、主教什么的,法利赛人,我的主人,要举行一个大宴会。他尊重你;因为我主人是个大人物,他尊重你,看看在你周围的群众,”换句话说,看看你穿戴的方式。“然而他仍想要你在某个时候来参加这个宴会,去拜访他。”

耶稣总是会去到他被邀请去的地方。不管是哪里,他都会去。哦,一次他去到狮子坑中,进到烈火的窑中。我相信是大卫说:“我若在阴间下榻,他也在那里。”[诗139:8]他会去到最穷的人那里,到最富的人那里,到最不道德的人那里,到最卑鄙的人那里,到最下等的人那里。他会去到他被邀请去的任何地方。不管你生活的环境和境况是什么,他仍然会来。对我来说,那使他成为神:谦卑。“我会去的。去告诉你主人,我会在某个日子去到那里。我会去到那里。”
那个最可怜的送信人,他怎么能这么做呢?我希望我能得到他的位置,他对着主转过了身,带着一个满足的感觉离开了,他已经讨得了他主人的欢心。太多时候我们也犯了那种罪。我们太关心……
28

我读到《尼西亚教父》、《尼西亚大会前》,里面说:一天希波的圣奥古斯汀跟圣徒马丁坐在一起,他来修道院访问马丁。在花园的后院,神给了他机会领受圣灵,就像马丁一样。但他却拒绝了这机会,他太关心罗马的教条,以至他无法领受圣灵。许多时候我们也变得那样,太关心别的事。有时候,我们太关心的是我们被带进主耶稣同在中的时间,就走开了。

29

那天晚上在台上,一个人使我很感兴趣,当时他谈到带着威士忌和雪茄去参加一场大会。他对大会所知道的就这些。但我很高兴他接受了那机会。太多时候我们没有那样做:接受机会。

这个送信的送了信息,去到了主耶稣的面前,然而他实在够蠢的(如果我可以这样说的话),他转身离开,认为他已经做了他所需要做的一切。有时候,我们去学校拿到哲学博士或文学博士,参加五旬节聚会,告诉他们说神迹的日子过去了,因为主教打发我们那样去告诉人,然后转身离开了我们在耶稣基督同在中的事实。
30

神给了那人何等的机会,那个可怜不幸的人!我希望我能站在那里。在我说红衣主教要说的任何事之前,首先我会俯伏在耶稣脚前。我会说:“主耶稣,请怜悯我这个罪人。”那是我生命中的第一件事,认识他就是生命,能到神那里去的唯一办法就是借着他。我会接受他,先让他作我个人的救主,不管红衣主教或教皇、地区长老给我的使命,或不管给我使命的人是谁;我会先寻求基督。

31

我想,那应该是参加这些聚会的每一个男女的唯一职责,不要管别人说什么。你被带到了基督面前。不管多么成功或不成功,不管多么了不起,多么贫穷,不管你是什么,第一个机会,就是俯伏在主脚前,说:“主啊,怜悯我。”然后起来,告诉商人们说你想要加入他们的行列。当把神放在第一位。

最可怜的人,如果我们可以把帘子往后拉,今早我们要看看他,看看那是不是他一直的态度,转身离开了基督的面,当时他有机会站在基督身边。今天,那仍是何等可怜的人,因为他活在某个地方。今天这场聚会之后,那可能就是你我。取决于我们在基督面前时的态度。总要接受。
32

但他转过身背对着主,带着安慰、满足的感觉走开了,他已经做了他被吩咐去做的事。有时候,做你被吩咐去做的事并不是好事。在这个例子上就是这样。

接着,我们发现他一定急着回去,要带回使命去:“我找到他了;我知道他是谁。我遇见他了,我告诉他了。我得到了他的承诺,他会来这里。他会来这里。他说他会来这里。”
呐,这个场面有问题;某个地方有问题。那些法利赛人并不喜欢耶稣;他们恨他;他们在他们宗派的花名册上找不到耶稣的名字;他们找不到他是从他们哪所学校出来的。但他是从一所学校出来的,不是他们的,而是神的。所以,我们发现,这些法利赛人恨他。他得不到他们的合作。他们藐视他。
33

你们不可能来到一起交通,除非你们有共同的东西。那是我们喜爱参加这些聚会的原因。我们有共同的东西:圣灵,弟兄之爱,彼此间的交通,耶稣基督的血洗净我们一切的罪。我们有交通;我们有共同的东西。

当你看到年轻人跟着老人,看到小女孩一直围着奶奶转悠,就有问题了:他们年纪相差太大了。你知道,十六岁的年轻女子,她们喜欢吹泡泡糖,你知道,类似的事,谈论男朋友。老年女子,她们喜欢谈论编织、裁剪、缝纫、烹调等等。小孩子喜欢玩洋娃娃或弹子游戏、陀螺等等。但当你看到一个小女孩围着奶奶转悠,你就可以想到奶奶某个地方必定有一袋糖果。有问题,或者她得了奶奶的宠爱。
34

所以,这个法利赛人要邀请耶稣,他袖子里必定有一张王牌(正如我们在街上说的),因为他恨耶稣。没有交通。我能想象他对着临近的其他大人物说:“你们知道那个所谓的先知吗?我们的人知道那是心理感应;我们知道他是个算命的。他什么也不是。”

你知道,那些人都没有死;很多人还活着。“我们知道他们……我们不相信他,我们的协会已经抨击了它。你知道吗?在我所要举行的这个宴会上,我要看看我能不能在这里打倒他,我们要证明他不是。我们要证明他不是他说的那样。所以我们要在这里打倒他。”在我看来,那是他藏在袖子里的王牌。哦,这些法利赛人!
当时只有两种人:富人和穷人。所以他们确实可以举行宴会。哦,他们可以这样做。他们会挑选、选择一年最合适的时间,也许是葡萄园里的葡萄都成熟的时候。空中满了夜晚开花的茉莉花香和橙子花香,使谷中满了芳香的气味。然后他们要来烤羊羔。哦,美味的烤羊羔。镇里的穷人会闻到香味,闻到那烤羊羔,他们的嘴会淌口水。
35

但你只能凭请柬参加。他们把院子都围上了篱笆等等。他们也许会走到后院的大天井里。那真是他们挑选的让这些祭司和主教团一起举行的所谓的交通时间。他们只邀请了名人。所以,你瞧,耶稣不适合在那里。任何被圣灵充满的人都不适合在那里。他们有各种其他的事情要讨论。

那是我喜欢的商人大会的一点,不单是商人,他们还坐在会上,谈论他们怎么能在这边赚一点,从那边减一些,他们说借东还西,你知道,诸如此类的事。我喜欢这大会,你来那里谈论耶稣,谈论神,谈论圣灵,谈论主的能力、复活和再来。那是我喜欢商人大会的原因。
36

但这个人,他是个不一样的人物。他把一切都准备好了,被选的人,毫无疑问,他托话给所有的大祭司、主教等等。“呐,他要下来;会来这里。呐,我们肯定会一劳永逸地证明这家伙什么也不是。你们都下来。你们从来没有见过他。我们期待,也许我们可以在某件事上抓住他的把柄。”

最后一切都就绪了。宴会的当天到了。那天早上,一切都就绪了,一切都准备好了。哦,他们完全准备好了。一切都刚碰到……
那天一大早,所有要服侍的仆人都起来了,手臂上挂着毛巾。牲畜已经宰杀了,正在前院烤着。葡萄酒都放在特别的瓶里坛里,桌上到处都是酒杯。所有的仆人都准备服侍要来的人群。
37

交通运输是件非常奇特的事。他们有三种运输方式。军队乘马车进来;富人骑骡子来;穷人则走路。所以当客人上来时,他们那里有不同的人来照看客人。聚会真是安排得很好。呐,让我们保持自己的头脑清醒。

我们看到,也许这人要照看士兵驾来的马车,他们有一个地方照料,解开士兵的马,把马放在马厩里,给马喂饲料。照看富人的,把富人的驴子牵出去拴住。他们还有另一个人在那里;他被称为洗脚的;他是个仆人,整群仆人中工资最低的人,就是洗脚的,是所有活中最下等的活。
38

有时候,我们以为自己是个人物……天上的最高等级成了肉身,在一个洗脚的仆人里,他来洗凡人的脚。他来到地上,不是来成为一个大人物。神总是选取什么也不是的人,使他们成为一个人物。那就是今天人们的问题;他们想要成为一个人物。你要成为什么也不是的人。神选取一个一无是处的人,使他成为一个人物,证明他是神。这个给人洗脚的下等的活,耶稣选了这活,地上最下等的活,要成为一个榜样。

39

他本无需那么做。他可以伸手到鱼的嘴里,掏出一块硬币,或对山说,山就会倒出几十亿吨的金子。他可以从井里抽出水来,变成国家最美味的葡萄酒。他可以拿五饼二鱼,喂饱五千人。他本无需那么做。但他来成了五旬节派信徒所该成为的榜样:选最下等的活。哦,那肯定是……但我们想要选最重要的活。如果我们不能成为主教、博士或最高等的地方、最重要的事……哦,我们实在……我们充满的是重要的事。

40

当我像这样被邀请时,我来不是要哄着、宠着人。我祷告说:“神啊,那是你的子民。当我看到有东西潜近时,我能说什么呢?”于是圣灵开始告诉我,“抨击这个。”瞧,我们想要重大的东西;但神选取微小的东西。

以利亚听见大风、雷声、闪电、地震,那些从未搅扰他。但吸引他的是一个微小的声音。那声音使先知拿东西蒙上脸,走上去听神的话。我不知道我们五旬节派信徒是不是过分依赖大风、许多的响声,而不记得或听见那微小的声音。我们听了太多的隆隆声,我们不能花时间来听那微小的声音。
41

你知道,货车开到田野,走过隆起的地方,砰砰砰,发出各种的响声,咯叽咯叽,跳起来。但回来时装载了美好的东西,经过同样隆起的地方,却不会响一声。我们也应该载货。只要我们中间还有恶毒,只要我们中间还有争执,我们就还没载货。

拿轻飘飘的杂草为例。麦子长出来,在空中昂起头来,随风摆动,把头翘得老高;但当麦子饱满了,它就低下头。
我想,那正是今天我们所有教会的问题。我们没有跟真正的谦卑发生足够的关系,不是假谦卑,你呆在那里,直到有事发生在你身上了。谦卑。太多的风和雷声,没有足够微小的声音,我想这是真的。我们看到这是真的,因为它所结的果子在我们信徒身上。不管怎样,都跟过去不一样了。
42

回到我们的故事。星期天我们要讲那个。注意,我们发现这些法利赛人,这个法利赛人为他的大喜庆做好了一切准备,就像我们说的,他要举办的大盛宴。我看到这人在那里准备照看士兵的马车,那人照看富人的驴子。

在巴勒斯坦,他们外面穿一件长衣,即袍子;里面穿到膝的内衣。那些日子,他们旅行时,翻山过来,抄近路。当他们上来时,走路的人和有驮畜的人,他们走同一条路。
43

牲畜走在人所走的路上,在地上排泄,尘土开始积聚。牲畜走过的地上,尘土中有臭味。人们走过时,这件大外衣宽松地摆动,扬起了风,沾上了灰尘,灰尘附在他们的脚上、脸上。如果他们有那样的气味,他们就不适合被招待。

所以他们有一个洗脚的在门口迎接客人。当有人拿着请柬上来时,他有一整架子我们称之为拖鞋的东西,由编织品或某种布制成的。当时的拖鞋是一块布,就像我们的一样,叫做罗马拖鞋,有一块皮,脚趾放在中间。脚被暴露在灰尘中。
他们被邀请来,去到这个地方,递上他们的请柬。他们会弯下身,脱掉这些拖鞋,把鞋放在一个地方,写上名字,伸手从架子上拿另一双柔软的拖鞋穿在他们脚上,然后他们准备走进去。哦,有时候,他们的地毯相当厚,是大的挂毯。他们家里有一些美丽的装饰品。那些人是富人。
44

这人接下来做的事,就是给客人洗脚。接下来的事,他来到第二个客人那里,他站在那里,手臂上搭着毛巾,手里拿着一个小瓶子。他会倒油在手里,把油擦在他耳朵后面和脖子上,因为他的脸火辣辣的;他脏了。仆人会拿毛巾,把客人的脸擦得干干净净。客人干净了,气味没了,他抹了香膏。那香膏非常非常贵重。

他们告诉我,他们是从很高的山上得到这香膏的,玫瑰花谢之后他们从山上采到这些小苹果。小苹果……那香料是非常贵重的东西。就像示巴女王给所罗门带来了香料、香膏等等。他们从中制成这香膏。
45

他们放松自己……他们……脚洗好了,身上的气味没了,火辣辣、酷热的阳光照在脸上……然后他们更新了。接下来的事……第一步,第二步,现在是第三步。呐,我可以在这点上传讲一会儿,但我没有时间,那是称义、成圣和圣灵的洗。

呐,他们进来,迎接客人。主人迎接他们。类似这样,(迪马弟兄,请站起来。)你瞧,洗好了,抹了香膏,他不再因气味尴尬。他穿上了柔软的拖鞋,走在大的波斯地毯上。他抹了香膏;他身上有很好的气味,没有动物的臭味,而是抹了香膏。然后他们这样伸手过来。(迪马弟兄,请过来这里。)我到过东方。呐,像这样握住这只手;然后他们这样走到一起。当主人和客人见面时,他们互相轻拍,那被称作欢迎。瞧,他洗过了,抹了香膏,亲嘴表示欢迎。他们亲吻脖子后面。他被亲吻表示欢迎。这时他是个完全有资格的弟兄。
在教会里,当我们被羔羊的血洗净,被谷中的百合花抹了香膏,被天父亲吻了,就是这样的。于是我们成了受欢迎的客人。哦,那里有太多要说的了。但我不想留你们太久,不想累着你们。
46

但当……亲嘴表示欢迎后,他就是在家里了。他用不着担心任何事情。他可以走过去,打开冰箱,拿一块大三明治,踢掉靴子,躺在床上,做他想做的任何事。他在家里了。

当神亲吻我们,欢迎进入他的国,我们就在家里了。是的。那时一切都结束了。我们被神预备给我们的制剂洗净了:他的血,芳香的气味,抹了成圣的香膏,驱除了世界上的臭气(哈利路亚!我此时觉得灵里兴奋了。),除掉世界上的臭气或世界的欲望。瞧,如果世界仍在我们里面,就有问题了。
难怪我们不能有真正五旬节的复兴。难怪有东西少掉了。客人没有正确地进来。你瞧,一次,耶稣教导了那个关于袍子的比喻,他说:“这人在那里被发现没有预备好,就被捆起来,丢在外面的黑暗里。”在这点上有太多可说的了。
47

但他们就是这样做的。那样他们就是在家里了,他们觉得他们是弟兄了。当你仍然渴慕世界时,你就不可能觉得你是弟兄。当神的道被传讲了,你不可能还在这里跟世界上的事联系,欺骗、说谎、偷盗,你们女人剪头发、穿短裤等等,却仍然觉得是在家里。你应该是五旬节的,应该被圣灵充满。

不久前,有人抨击我,说:“为什么你不由那些人去呢?人们认为你是个先知。”
我说:“我不是先知。”
他说:“哦,他们认为你是。为什么你不教导那些人、那些五旬节派信徒如何领受这些东西,如何得到更大的属灵祝福,进入神的同在中,也看异象呢?如果你由那些人去……”
我说:“他们连自己的ABC都不学,我怎么能教他们代数呢?”
48

他们连用普通的正派来洁净自己都没有,怎么还能接受属灵的事呢?不是要伤害你,而是要对你诚实。圣经说你不可做羞耻的事,然而我们还是跟它有联系。肯定的。瞧,你不可能受欢迎。是的,先生。你跟道不相称,主就是道。呐,对于这点有太多话说了。我们在别的时间再来讲这点。

但是注意,我们继续讲。你说:“你怎么啦?”哦,你们男人任由女人那样做,这表明了你是由什么制成的。你们一些女人,牧师的妻子,像那样举止,像那样穿戴。那是什么?你想要……你的丈夫任由你那样做吗?哦,弟兄,那是什么?你所留的这些脑积水发型,想要举止像这地上的第一夫人。耶洗别也是地上的第一夫人。她们的一些牧师不会告诉她们这点,但她们那里有以利亚在这点上坚持,是的。那是她的牧师。她不想要相信。被领着走……
49

注意,我们发现他们必须做好准备,要准备好才能进去。怎么回事呢?我们现在看到耶稣坐在房间里,没有洗脚,没有抹膏油,没有亲嘴表示欢迎,坐在红衣主教的屋里。我想问你们一件事。那个洗脚的仆人出了什么事啦?他去哪儿了?他怎么忽视了那人呢?何等的机会,他却错过了。哦,我相信如果我在那里,知道他要来了,我会站在某处的梯子上,等候他来。[原注:磁带空白。]?给他洗脚的光荣,光荣……但不知怎么的,他竟然忽视了耶稣,任由他过去。

那个拿膏油的人去哪儿了?但不知怎么的,耶稣在那里,是肮脏的。这样说简直要我的命,但耶稣的脚脏了。你知道法国人称他耶稣,耶稣。耶稣的脚脏了,没有人对他有足够的关心,来给他洗脚。
“伯兰罕弟兄,那跟我们有什么关系?”他准时地来了。他总是很准时,从不迟到。我们呼求复兴,他来了。有人开始赞美主或哭泣;他却被赶出教会。瞧?他从来没有受到欢迎。耶稣的脚脏了。
50

哦,为什么他脏了呢?他脏着脚来了,因为他是被邀请来的。今天,他也脏了,当他来时,他被称作圣滚轮,某个诽谤的名字。为什么他接受那种的东西呢?因为我们邀请他来,神以人肉身的样式降下来。他生活在地上。他成了那样。好让……我们邀请神来,当他来时,他们却不要他了。他们不要他。许多时候我们不想要他。他妨碍了我们的宗派机构;他妨碍了我们跟其他教会所拥有的社会地位。愿神怜悯我们这些贫穷可怜的法利赛人。

我们需要的是圣灵的大能回到房子里,回到人们里面,能拥有老式五旬节的大能,清扫教会,从看门的到牧师。是的。阿们!那是我们需要的。但我们祷告祈求他,当他来到时,“哦,不。那妨碍了我的社会地位。”瞧?哦,肯定的,它砍掉了一些尊严。如果你不让它如此,人们就不会来。耶稣说:“若不是我父吸引人,就没有能到我这里来的。”再注意,“凡父所赐给我的人,必到我这里来。”[约6:44,37]在那事上保持清洁。
51

我们决不能跟世界比较。我们做错了,因为想要举止像世人。我们决不能跟他们比较。我们无权去到他们的地盘上;要把他们带到我们的地盘上。我们有他们所没有的东西。我们举止像他们,那他们就知道我们在说我们所没有的东西。让世人来到我们这里,而不是我们去追求世界。让世人……

你知道,好莱坞闪光,但福音放光。闪光跟放光有很大的差别。放光,而不是外表闪光,是里面因着圣灵而放射出甜美、温驯、柔和、忍耐和仁爱的光芒。放光,不要闪光。闪光是追求世界。
52

教会很像是在以斯帖的日子。以斯帖不要女人的香料。她用正派的衣裳和藏于内心的人格来妆饰自己。王说:“把冠冕戴在她头上。”以斯帖是今天教会的预表,那些准备出来以圣灵的甜美妆饰自己的人,不是以世界的香料和穿戴,试图跟他们比较,而是藏于内心的人格,就是这个。

53

注意,我们发现耶稣脏着脚坐在那里。那双脚从未有人注意到。他怎么进来的?他怎么没有……洗脚的仆人怎么错过了他?其他人怎么错过了他?我不知道。但他脏着脚坐在那里。没有人对此做任何事。哦,那个法利赛人,他和其他人,主教、大主教、红衣主教,其他所有人都在那里碰杯,喝着美味的葡萄酒,谈论以色列的事,却没看到以色列的神。

今天也是这样。我们想要城里最大的建筑。所有人都想要涌到城里最大的建筑里。所有这些大的,穿着最好的,所有其他的。某个可怜的人在那边的街角传福音,或在那边巷子的某处,在一个小教会里,你就不想跟他联系。问题是什么?出问题了。上去那里,其他人在里面像这样举止,穿着最好的衣服。太糟糕了,它正在进入我们的领域。是的。
54

我们需要的是谦卑;我们需要的是圣灵的重洗,有神的爱和大能把世界从我们身上除去,把我们带回到以道为妆饰:被道的水洗净。回到基督,而不是效法世界,想要举止像第一夫人、所有其它的事、一些主教等等。不要在乎那个。你要像耶稣,耶稣。

55

呐,想一想。宴会开始后,大家都站在篱笆周围,羊羔的香味等等。街上没有人。大家都站着往里看,他们的嘴淌着口水,贪求咬一口羊羔。他们进不来。是的。他们在外面的是穷人、垃圾。里面有一个人的穿着和样子就像他们外面的人。某个地方出错了。坐在那里,没有体面地给他洗脚或跟他亲嘴表示欢迎,只是任由他坐在那里,他周围没有人。他的门徒来不了;他们没有受到邀请。但他坐在那里,看着四周。

56

呐,听着。在街上,那城里最下等的区域,红灯区,我们往右转,走进一个巷子。有一些咯叽咯叽的台阶通往后面。当你爬上台阶,它就咯叽咯叽响。打开门,我们发现里面有一个女人。哦,我相信她不是故意要败坏。也许她有一个好父母,她只是走了错路。也许她是个好女孩;某个头发光亮、卷发的犹大毁了这小女子的名声。

我总是抨击女人。我要支持你们一下。有很多好女孩走错了路,就因为某个散发香气的犹大跑过来,他的头发光滑地垂下来,在前面张着嘴巴;带着里基或猫王的某个小机器走在街上。他把某个女孩带出去,因为女孩认为他可爱,给她一根香烟,就在舞池上得到了她。
57

我遇到过几千个女孩,她们可怜的生命被毁坏了。那不总是她们的错。姐妹,不要迷恋那样的男孩;别管他。他什么也不是。如果他没有被圣灵充满……

我要说一件事(我不是把它当笑话来讲,因为这不是讲笑话的场所。),一件发生在我教会的事。这是传福音的地方。不久前,我们教会有一个女孩,美好、漂亮的女孩。首先你知道,她剪了头发。那是违背律例的。是的,先生。当她那么做时,圣经说她是个羞耻的女人。要远离她。圣经说女人剪头发是羞耻的。呐,那是道。神知道那是对的。
如果圣灵在你里面,却不与那道合作,那是什么样的圣灵呢?瞧?圣灵自己在你里面使你活出你自己来。如果圣灵不同意这道,你称之为圣灵,它就不是神的圣灵。你得到了某种灵而已。
今天,我们有了各种的灵。人们说:“闭上眼睛,张开嘴巴,接受某个东西。”你接受了。但要看你接受了以后得到了什么。不要那么做。你理智地来到神那里,带着一切的智力,持守这道。得到神的灵,他会使你与神保持同行。肯定的。
58

这个小女孩,她开始跟某个小猫王交往。没过多久,我问她,说:“马大,是什么使你那么做呢?你在那人里面看到什么了?他抽烟,我看见过他站在教堂的地板上抽烟。”

“哦,”她说:“伯兰罕弟兄,你知道,他有漂亮的卷发。他的气味闻起来很好。”
呐,那不是挑选男朋友的因素。我说:“但他没有得救。”我说:“我宁愿跟一个闻起来像牲畜栏、脚像货车车厢一样,却有圣灵的男孩来往。”是的,我也不愿跟那样的一个东西来往。最后她在错路上结束了,也许就像这个可怜的女孩一样。某个男孩领她走了错路。她就从那里开始了。如果你已经开始走了,姐妹,如果你遇见了我所讲的这个人,就还有希望。也许她没有机会了。
59

她依照惯例走在街上,她没看见任何人。大家都去哪儿了?她转过了另一个街角,又过了一个街角。大家都去哪儿了?今天没有人。不久,她闻到了那香味。可怜的空腹开始饿了。她在人群中往前走,到了这法利赛人的门口,她看见了主教、红衣主教和所有的人在那里碰杯。她挤到篱笆边,人们开始远离她,尽管其中一些人比她更糟糕。是的。

自我标榜,却不晓得每个走错路的女人都有某个理由。每个走错路的男人……许多时候我们认为我们如此自我标榜,不想跟街上的游荡者来往。我们都没有时间停下来跟他们讲一会儿。还自称是基督徒?
60

是的,她挤到篱笆边,透过篱笆四处观看。她饿了;她观看,留意观察。法利赛人站在角落里。她能听见那个角落里的“呵呵呵”的大声音。朝里面看,他正在用那美味昂贵的葡萄酒碰杯,羊羔烤熟了,晚餐准备上席了。她像那样四处看。

不久,她的眼睛看见了某个人(哦,愿我们现在都定睛在那幅画面上。)坐在角落里,没人理会。她一定瞥见了耶稣的眼睛。没有人能看见了他的眼睛还是同样的感觉的。她看见了耶稣;她想:“那是谁?他有些不一样。”就是这样。从来没有人像他;决不可能有人像他。他跟别人不一样。他坐在那里。女人往下看,人们都转身离开耶稣。女人注意到耶稣的脚没有洗;他的脸仍然是焦干,火辣辣的。
巴不得我们今天能看见那个(你知道我在讲什么),看见耶稣不光彩地坐着,就像他的子民今天对世人所做的一样。人们不想跟他们联系。他们就像……你说:“五旬节派,”弟兄,他们完了。你说:“圣灵,”哦,他们离开了圣灵。
61

我们需要做的是给耶稣洗脚,给他抹油,使我们能在耶稣复活的大能中起来。除掉耶稣的羞耻,阿们!使世人为自己感到羞愧,有主生命的能力在我们里面,作为不同的受造物,不像外面的人;那是炮灰。那只不过是原子能的灰。教会是一个重生的受造物。

耶稣坐在这里。在那样的人群中,耶稣看上去就是那样的。在那样的人群中,真正圣灵充满的男人女人看上去也是那样的。注意,女人看到了耶稣;她想:“你知道那是谁吗?这里有人……那是加利利的先知吗?哦,是他。”
哦,她的心开始猛跳。当你找到耶稣时,你的心会反应奇特。它很快要得到一位新的主。心开始猛跳。“哦,那就是去到叙加妇人所在的那口井边的那位。就是他发现了那妇人跟我一样不道德,把她有太多的丈夫给她说出来了,并赦免了她的罪。哦,他从未赦免我。我太困苦了。但他像那样坐在那里是不对的。他是永恒的神;是唯一的救主。他受到那样的对待是不对的。”她有了一个想法。我希望你们也有一个。
62

她飞快地走在街上,到了小巷子,走到了巷子那个咯叽咯叽的台阶上。咯叽咯叽,她走上去,推开咯叽咯叽响的门,她开锁之后,进去,俯在地上。她想:“我跪着。”她伸手到床下,拉出一个小盒子,打开锁,也许是在一只长袜里。她把袜子拿出来;摇了摇。那是她生活的全部;那是她一切所有的。但她准备献出去。

我不知道我们有没有那样的真诚。如果你没有,就不要对她指指点点。她一切所有的,她愿意献出去。她把袜子放在怀里,她的心满了喜乐。突然,有样东西被呈现给了她,“你知道,他是先知。我相信他是先知。我不管拉比说什么,红衣主教或主教说什么。我相信他是摩西所讲的那位;我相信他是要在这个日子造访我们的先知。他是那位,他必知道我是从哪里得到这钱的;他必知道我得到这钱所用的方法。但这是我一切所有的。”
63

他肯定知道你。他可以此时就在这台上说出你的一切。是的,先生。你相信吗?我可以向你们证明这点。阿们!对不起。他知道你是由什么制成的。他知道这些话有时候会烤焦了你。他知道你的一切。

但那是她一切所有的。那是耶稣指望从你得到的。只要把你的一切给他,你整个的心、愿望、名望、社会地位。把一切都扔给他,不管你做过了什么。但女人说:“这是我唯一的机会,我要接受这机会。”也许这可能是你最后的机会。趁着你在这大会上,你最好接受它。不要没接受它就回家,因为我相信你要看到耶稣以同样的方式运行。他已经运行了。你要看见他行比这更大的事。你要看见他的道彰显出来。
注意。女人说:“这是我一切所有的,是我所能给的一切。”主所期待的就这些。“伯兰罕弟兄,我……”我不管你是什么,你是怎样的一个伪君子,是多好的教会会员,今早你站在人前是多么自以为义。只要把你所有的给他,他所期待的就这些;他必接受那个。
64

女人走上街,说:“哦,别急。我要去,因为我里面有东西告诉我要这样做。”那正是真实的时候,不是当你假装的时候,而是有真实东西的时候。她走上街;四处张望,她想起了莱文斯基有城里最好的香料店。于是她进了门。小铃铛响了,有人站起来,要看看是谁。“哦,你要什么?”就像这些人在成为基督徒商人之前一样。那是很差劲的生意。

“你要什么?(我不喜欢一个那样的人在我的店里。)”
“我要你最好的。”哦。
“我最好的?”
“是的。那是给……那是给某个人的;是为一个特别的场合。”
65

我们也想要这样。我们要得到最好的,就得给出最好的。不只是一天祷告三分钟,而是你所能给出的最好的。“哦,我要你最好的。”哦,他知道一个那样的女人其实没有足够的钱买那个。于是她拿着袜子的顶端,说:“最好的要多少钱?”

“二十块钱。那是我最好的。”
她把袜子的顶端都倾倒出来,钱币丁零当啷响。哦,当然,那就不同了。那个说留约瑟在地上没有用的人,他要准备做你们都知道的事了。于是那人走上去数钱,“哦,是的,刚好是二十块罗马银币。”香膏就值那么多钱。
“你要用这香膏做什么?”
“哦,这是给一个特别的人的。”
66

于是那人伸手到架子上,给她拿了一玉瓶香膏。她把玉瓶放在怀里。她又溜回来了,往里面观看,见法利赛人等人站在这个盛大排场的周围。她看见耶稣仍然脏着脚坐在那里。没有人理会他。“我要怎么进去呢?当我要进门时,他们会把我扔出去的。”但你知道,她里面有东西告诉她要进去。她想要服侍耶稣。

如果你想要服侍耶稣,地上就没有足够的主教和红衣主教能拦阻你进到耶稣面前。是的。这国家没有足够的宗教和伪君子能拦阻,或阴间没有足够的魔鬼能拦阻你做这事,如果你想要服侍耶稣的话。
她去了,溜过去了。她看见守卫在门口转过身去,她悄悄地溜进了门。她非常快地进去了。是的。当你一进去,就要去到耶稣那里。不要浪费时间。不要去说话,看这人说什么,这组织说什么,那组织说什么。直接去到耶稣那里。去到耶稣那里。不要理会其他人说什么。赶快去到耶稣那里。
67

所以她飞快地溜了过去。圣经说她站在耶稣后面。她开始想:“哦,哦,我进到了神的同在中。”当你以那个态度进来时,总会有一个奇怪的感觉临到你。但如果你以法利赛人的那个态度进来,你就会跟他拥有同样的感觉:没什么。但如果你想要见耶稣,只要以那个态度进来。看什么样的感觉会临到你。让你里面的那颗旧的心今早向主融化。听他微小的声音。必定会有一个不同的态度。

她溜过去了。耶稣坐在那里。女人想:“哦,哦,我太紧张了。我不知道要做什么。如果我走过去,也许他会把我从这里赶出去。哦,什么?哦,我什么也不是,反正我什么也不是。”呐,当你开始那样认为你反正什么也不是的时候。如果你害怕你会毁掉你的威望,那你最好从一开始就离开。“我一开始就什么也不是。”
68

于是她转到了耶稣前面去看。她离得近了。那正是你想要得到的,更近一点地观看耶稣。也许你离得太远去看他了。你在看两千年前的他。他今早怎么样呢?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一样的能力,一样的神迹。“我所做的事,你们也要做。”迪马弟兄刚才引述了钦定本中的经文:“并且要做比这更大的事。”但任何人都知道正确的翻译是“并且要做比这更多的事”,不是更大。没有人能做更大的事,而是更多同样的大事。耶稣叫死人复活,停止自然界。不可能做更大的其它事,而是更多的事。

为什么?他在他普世的教会中,在全世界伟大神圣的使徒五旬节的普世教会中:耶稣在每个成员里。他不止是在一个人里面,当时神是那样的。现在,神在他的整个教会中。此刻,人们得医治了。此时人们领受圣灵了。如果他只是以一个人的形式站在这里,像当时一样,他就只能对这群会众说话。但现在他在圣灵里谈论世人。
69

当时,她是在耶稣面前了。她走过来了。我能看见那双眼睛看着她,她的心几乎要衰竭了。“这就是那位赦免那妇人并知道她的心的。他知道撒玛利亚叙加城的妇人。他知道那妇人有五个丈夫,他也知道我犯了什么罪。”他知道。他知道你犯了什么罪;他知道我们每个人有多么低下。他知道我们。

女人看着耶稣的脸,她认出来了。呐,她从未看法利赛人或是看图表,看有多少会员属于那教会,她是不是加入了它。她看着耶稣;她觉得有罪,她再也控制不住泪水。她俯看着耶稣的脚,泪水开始滴在耶稣的脚上。她太羞愧了。她跪在地上。耶稣看见了她。她再也控制不住泪水。
当你走到耶稣旁边,就会有事情,你开始哭喊,不是带着冷淡的……我不需要这些冷淡、刻板的认罪,把名字记在册子上,加入教会。你必须向自己死去,重生。
70

泪水开始滴在耶稣的脚上,她没有东西擦掉那些泪水。于是她把头发垂下来,哭了,你知道,她像这样盘在头顶上的美丽卷发落下来。她开始用手给耶稣洗脚,用头发擦干。我们一些五旬节派姐妹,把她们美丽的头发剪掉了,必须倒立着才有足够长的头发来洗耶稣的脚,擦耶稣的脚。是的。

但她即使在所处的情况下……不要谴责她。她拿头发开始擦耶稣的脚。她抬头看。哦,如果耶稣移动一下脚,如果她……如果耶稣眨一下眼睛,她就会从那里出去。但耶稣,当你想要为他做一件事时,他就会让你做。我爱这点。耶稣只是安静地坐着,看着她。她想要说:“我……”擦耶稣的脚。用何等美好的水给耶稣洗脚:悔改的泪水;比耶稣从那个老法利赛人那里所能得到的自制宗派的水更好。他有悔改的水;女人又大又咸的泪珠落在耶稣的脚上。她用美丽的头发洗着、擦着耶稣的脚,说:“哦,我不能这样说。”她……“我……”擦着耶稣的脚。是这样的,以至于耶稣任凭……“哦,我不能这样说。”
71

哦,耶稣只是看着她。过了一会儿,她把香膏瓶拿了出来。她羞于站起来,把香膏涂在耶稣的头上。她想:“只要我能坐在他脚前,就够好了。”

你们一些人想要成为大人物。耶稣的脚对我来说就够好了;他的道就足够了。只要我知道我在他里面,他的道也在我里面,就够好了。当我去到那里时,只要我能把手放在他脚上,就够了。那就好了,我所求的就是这些。我想,我们都是这样感觉的。给他洗脚,悔改的泪水,那是耶稣想要用来洗掉他脚上灰尘的东西:悔改,不是告解,是悔改。
72

给耶稣洗脚,用头发擦干,她马上焦急地把手伸进去,掏出玉瓶,把玉瓶打破,她太紧张了。她打破了玉瓶的顶端,把香膏全部倒在耶稣脚上,她相当紧张。然后她伸手过来,开始擦耶稣的脚。[原注:伯兰罕弟兄发出亲嘴的声音。]“我要……”她抬头看。

她注意到耶稣的眼光当时离开了她。屋里正在发生着什么事呢?一点动静也没有。出了什么事?一切都停下来了。哦,我能看到那个自我标榜的法利赛人,那个国家最卑鄙的无赖。哦,他涨红了脸;他感到太丢脸了。有人说:“阿们!”哦,有人在他的教会里说“阿们、嗯”,你干扰了他。神的一点能力……他刚好说一句话……他在某处犯了一个错,说:“耶稣基督来拯救罪人。”有人说:“荣耀归于神。”
“哦,嗯。引座员,把他们赶出去。是的,他们干扰了我。”他们不说的时候才干扰了我。
所以,他感到太丢脸了,哦,丢脸到了……哦,他只是个……(我得停住了。)他感到太丢脸了。他看着耶稣,心里说,向那些红衣主教们点头:“你瞧,我告诉了你们。如果那人是先知,他就该知道那是个什么样的女人。”
73

耶稣肯定知道。那女人比他好一百万倍,虽然他是个教会成员;女人是个妓女。可怜、贫穷的教会成员,对神的认识还没有那女人多,你该感到羞耻!他感到丢脸了,说:“我告诉过你们,告诉过你们。瞧?如果他是先知,他若是先知,他就该知道那女人。他不是先知。”

但耶稣能分辨他的意念。于是他站起来,小妇人也站了起来,她的头发垂在肩上,垂到腰间;泪水往下涌流;因亲吻耶稣的脚,她满嘴都是油脂;那双又大又美丽的棕色眼睛。不知道耶稣要说什么?耶稣往下看着她。
74

他说:“西门,我有句话要对你说。”哦,自我标榜、贫穷、可怜的伪君子,宣称是基督的仆人……“我有句话对你说。你邀请我来这里,我来了。我撇下了我繁忙的安排。”他总是很忙。是的。他来到这里。他现在就在这里。肯定的。“我撇下了我繁忙的安排,因为你邀请我来。当我走到门口,你没有给我洗脚;你没有用油膏我的头;没有跟我亲嘴表示欢迎。但这个女人,从她到这里起,她没做别的,只是用眼泪给我洗脚,用头发擦干。她用油膏我。”

呐,他要做什么?女人站在那里,那双大眼睛看着他。裁决是什么?神啊,让那个成为我的裁决。我竭力服侍他,所想要听见的话就是那个。虽然我必须对我的人民说一些把我内心切成碎片的话,但我必须服侍他。道中记着说。我必须这样做。我们必须这样做,弟兄们。不管代价是什么,我们必须这样做。这就是神所要求的服侍。传讲这道!
75

耶稣看着她。她不知所措。“他要做什么呢,谴责我吗?”

那时耶稣看着她,说:“我要对她说,她许多的罪都赦免了。她许多的罪都赦免了。”[磁带空白-编者著]
那正是我想要听见的裁决。我想要毕生做神的工。你想要同样做。最后的裁决也是一样的,“你许多的罪都赦免了。”让我们低头一会儿。
76

我们邀请了他,他来了。这个星期整个教会和我的弟兄们,我们祷告:“耶稣,请来这里。”那天我站在南山顶上,对我妻子说:“俯看那个山谷。最近一个小时神的名被枉称了多少次?从昨晚起,那个山谷里发生了多少次淫乱?”

她对我说:“比尔,嗯,那你来这里为了什么呢?”
我说:“亲爱的,但分散在那马里可帕大山谷中间(曾经有一天,只有仙人掌和蜥蜴),最近二十四个小时又有很多的祷告升了上去。真正重生的神的圣徒,他们正在祷告罪人会来参加这次大会。”
77

基督来了。他在这里。我知道他在。让我们用我们冷淡、刚硬的心里流出来的一点眼泪来欢迎他;让我们今早来给他洗脚;让我们告诉他说我们爱他,从现在起要服侍他。想听见那个伟大永恒的裁决:“你许多的罪都赦免了。”

我要问你们一个严肃的问题。我要你从心里回答。如果这里在场的,有男人女人还没有与神和好,你想要听见那女人那天听见的裁决“你许多的罪都赦免了”,你愿意举手吗?呐,谁也不要看。让我和主看到。请举手。神祝福你;神祝福你;祝福你;祝福你们各处的人。
呐,教会成员,你们这里知道你还从未重生的……耶稣在这里。你知道,如果主刚好让你呼喊赞美他,或想要告诉你向某个人见证,你会感到羞耻的。你举手,说:“耶稣,对不起。从今天起,我想要成为一个真正重生的基督徒。”请举手。祝福你;神祝福你。
78

呐,你们一些五旬节派妇女剪了短发,你应该感到羞耻!呐,你知道你错了。如果你在这以前不知道,现在你知道了。你对此感到羞耻吗?如果你感到,请举手。谁也不要看。神祝福你。需要是一位真正的女士才会那样做。神祝福你。是的。神祝福你。是的,你肯定是。你肯定感到羞耻。

你是要告诉我说你剪了短发还不感到羞耻吗?想要讨人的喜悦而不讨神的喜悦吗?你不晓得只要你不……从今天起,你决不能跟神往前走了。就是那件在这里绕过你的事。
你说你得到了圣灵,跳灵舞,说方言吗?你过分依赖那个,而不依赖那微小的声音。你可以有精神情感,但你的生命证明了你是什么样的。你能在南瓜藤上得葡萄吗?能在西瓜藤上得黄瓜吗?你知道你错了。请举手。要女士才能那样做。你们许多人没有举手,许多人……神祝福你们,现在有一大群了。
你们男人允许……你们一些传道人,你应该感到羞耻!你们全福音传道人任凭妻子做那样的事,你应该感到羞耻!弟兄,愿神怜悯你的灵魂,没有足够的庄重来传讲福音。你怕她吗?
79

你们一些抽烟的,还宣称是五旬节派信徒,仍然跟老板喝社交酒的,又怎么样呢?你们一些商人仍然没有放弃世界上的事,你们想要……你必须在圣诞节喝一点社交酒。你应该感到羞耻!你应该感到羞耻!你不知道耶稣那天要谴责你吗?你知道你错了。

你们一些人在这末日甚至绕过了神的道。众教会变得形式化。出错了。你的会众不支持……我知道你们一些传道人是无辜的。你从这里出去努力地传讲神的道。会众……弟兄,要有负担。神会让他们负责的。
80

你们一些人没有像你们所应该的那样爱主。你们一些人是真正可敬的基督徒,没有像你们所应该的那样爱主。你知道你有罪。你祷告得不够。我现在要举手。我祷告得不够。我对自己感到羞愧。我对自己的生命感到羞愧。我求主今早来到,我在他面前对自己的生命感到羞愧。我跟你们一起。我在耶稣面前对自己的生命感到羞愧。称颂他的心。今早他从天上下来造访我们,来我们这里跟我们交谈,对我们说话。他此时就在对我们说话,在我们心里那微小的声音。可能没有大风。我们已经有太多那种东西了。

让我们今早羞愧地蒙住脸。以我所活出的生命,我羞于是五旬节的。我羞于我在主的同在中没有更多的能力。我羞于我在我的人民面前不再是基督徒的榜样。耶稣,可怜我。神啊,我不是没有错。我也需要纠正,你的圣灵正在对我说话。
81

主啊,我们要跟你交谈。我们要你赦免我们。我们要成为真正的五旬节信徒,主啊,我们要真正地被圣灵充满。我们不以眼泪为耻;我们决不以你为耻。今早你造访了我们,我们想要给你洗脚。我们想要把我们的生命交给你。我们想要成为真正的基督徒;我们想要圣灵的果子结在我们的生命里:温驯、柔和、彼此相爱、互相赦免。神啊,为了基督的缘故,赦免我们。我们想要像他。他是我们的榜样。

凡是心里有那渴望的,今早你想要在他的同在中低头,知道我们也犯了罪;你也想要洗他的脚,你愿意现在静静地站起来吗?神祝福你。我妻子过去唱一首歌:亲爱的耶稣,我爱你,我爱你。亲爱的耶稣,如果我爱过你,就是现在。让我们大家现在低头。
82

我们的天父,我们对你是如此的冷漠。我们亏待你了。我们亏待了这事业。我们一直冷漠。[原注:一个妇女哭了起来。]我此时为那个可怜的妇人祷告,魔鬼试图让她离开。圣灵去追赶她,不让她去。耶稣啊,去追赶她。那魔鬼哭喊,愿他出去,奉主耶稣的名。愿那可怜失丧的魂能得救。

主啊,我们对不起。让你的圣灵在我们身上运行;用神的良善来充满我们;主啊,倾倒出你的祝福。我们用道的水来洗净我们的心。主啊,进入我们的心里,坐在我们的桌上。主啊,今天跟我们一起坐席吃饭。我们此时要接受你作我们的救主;我们要接受你作我们的向导和我们的王。让圣灵在主的同在中沐浴我们的魂,赐给我们仁爱、怜悯和悟性。
83

愿每一个传道人都能重新抓住。愿商人,愿这个组织,愿每个教会成员,这里的每一个人此时感觉到耶稣在他们心里就坐了。主啊,求你应允。我们爱你,把我们的生命交给你;欢迎你参加这大会。今天下午我们要在底下给人施洗。我们要做祭坛呼召;我们要唱歌赞美你;我们要在道中赞美你;我们要用我们所有的一切来赞美你,让人们知道我们不以耶稣基督的福音为耻,因为它是神拯救人的大能。

84

我们应该从这里出去,过不同的生活,因为你造访我们了。我们不想要像法利赛人。我们知道你是众先知的王。你是此时在我们心里说话的神兼先知。我们祈求你辨明我们的心,向我们揭示拦阻神在这末日伟大运动的因素;愿受膏的传道人、受膏的男人女人,从现在起,身上带着爱主耶稣的启示出去,直到一场复兴在这个大陆遍地爆发。主啊,求你应允。

85

我们知道你照我们所邀请的来了,我们要照我们每个人生命中所知道的使你受欢迎。主啊,我们心里带着这个祝福站起来,说我们爱你,主耶稣。我们称颂你。你超越了每个组织;你超越了世界上的事;你超越了我们的穿着;你超越了我们的一切。你是神。你超越了我们的情感。你是神。我们全心爱你。主啊,接受我们,我们向你举手赞美你。今早伟大王的荣耀落在我们中间。我们赞美你,将自己交托给你。奉主耶稣的名,我们祝福这群人。

你们爱他吗?男人女人,你们将自己的生命重新奉献给他吗?请举手,说:“耶稣,我也祈求你来参加这次大会。现在我把自己奉献给你。从此刻起,让我全然属你。愿我的行路、谈话、交往,我生活、谈话和行路的方式,证明我受了圣灵的印记。”
86

请在钢琴上给我们起个调,“我爱他。”你们真是那个意思吗?请说“阿们”。[原注:会众说:“阿们!”]当我们一起唱时,你们真的喜爱这个表达吗?现在大家一起以老式的方式唱。“我爱他,我爱他,因为他先爱我。”大家一起来唱。

我爱他,我爱他,
因为他先爱我,
为我付出救恩赎价,
在……(人太多了,我根本数不过来……这妇人……)
87

就一会儿,放松一下,继续唱序曲。撒但搅扰了这个妇人,把她赶出了会堂。圣灵在外面抓住了她,又领她回来了。现在她在聚会上,放松了。“他们奉我的名可以赶鬼。”能力是在甜美和谦卑中。使事情伟大的就是这个,因为它谦卑甜美。

你们爱不爱主?现在,大家一起唱,我们闭上眼睛,手向天举起来,全心地唱。
我……[原注:伯兰罕弟兄跟人说话。]神祝福你们。她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