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0121M 你的种子必得着他仇敌的城门

1

像往常一样,我又迟了一两个小时。牧师上来,说:“现在我要向你们大家介绍总是迟到的伯兰罕先生。”哦,我有许多事要做,所以就偶尔迟到。但这次我无能为力。这次是因为天气造成的。我可以把原因归于天气而应付过去。罗斯弟兄不得不稍微推迟一会。早上好,罗斯姐妹。很高兴今早有罗斯弟兄和罗斯姐妹、夏里特弟兄、许多弟兄和你们台下的这些好人在这里。

我听见有人告诉我,“凤凰城下雨时,大家都呆在床上,”如此大的改变,你知道。有一天我会吃到一顿免费的饭。他们告诉我,没有出太阳,你可以天天吃免费的饭。今天,我要留意这点,让他们支付这顿饭。
2

昨晚我对某个教会畅所欲言;我真的记不得那教会的名字。所以我……昨晚我们在聚会上过得很愉快。去到奥特罗弟兄的教会,又去了坦佩,我们在这次团契中过得很愉快。我期待在大会上遇见所有的这些传道人,罗斯弟兄,这样我们就有时间到处逛逛,彼此交谈。那是我来这里的目的,就是要有团契。我们查看了我们的日程安排,发现有很多地方。但我认为这是最大的机会,因为我要见到不同的教会,顺便去看看他们。

3

有时候在传道中,每个传道人都这样或那样被人误解了。许多时候,人们接受你说的东西,有点……偏了一点点,所以他们就那样说;然后下一个人接受了,偏得更多了。首先你知道的是,就完全乱套了。

所以我们,许多时候在传道上,我陷入到宗派和组织等等的事上了。有时候人们说:“伯兰罕弟兄反对组织。”那是错的。我不是反对组织;但是许多时候人们倚靠那个组织(你瞧?),把他们的盼望全放在那个组织而不是在基督身上。
4

他们想要看看他们能为那组织得到多少会员。呐,那很好。我……那没问题。我想每一个组织都应当得到它所能得到的每个会员。那很好。但当你去找到未回转的人,强调那个过于你对圣灵的强调,就像罗斯弟兄刚才在这里说的等等,你就让……你就让人们认为“我们属于这个,我们属于那个”。毕竟,我们都属于神,瞧?

5

呐,如果我看到了一个人坐在船里面顺着河往下漂。我住在印第安纳州的一条河旁边,俄亥俄河,我就在瀑布旁边。那些瀑布,那是个非常凶险的地方,因为它会让你马上粉身碎骨。如果你走到那些瀑布上,没有船能开过去,因为落差大约有四、五十英尺,底下搅动得非常剧烈,瀑布落在那里的岩石、底岩上。我猜那些浪花,白浪花,在四十英尺高的瀑布下涌动,瀑布落下来,浪花飞起来然后又落下去,像那样翻滚,汇入一股大约有六、七十英尺深的大急流中。那里有一个使急流绕着这个方向旋转的漩涡,然后通过河道流出去。根本没有办法存活,你瞧?

6

不久前,一个人穿着救生衣从那里掉下去了。他们只是看到他掉下去的时候,像这样[原注:伯兰罕弟兄打响手指。]。即使穿着救生衣,那股可怕的急流也把他卷了下去,再也找不到他了。根本不知道他发生了什么事。他也许像那样挂在附近一两英里远的岩石或山崖边上,没有办法存活。

如果我看见有人坐在一条旧的小船上往下漂,他坐在那里读书,往下漂,我会冲他叫喊:“离开那条船。那条船不能够急速通过那些急流。”呐,不是我有什么事反对那人,即使我必须冲他叫喊,相当严厉地跟他说话。不是我有什么事反对那人;我爱那人,但我知道他会粉身碎骨。那就是我冲他叫喊的原因,因为他不……那是因为我爱他,这就是我叫喊的原因。如果我不关心,我就会说:“哦,彻底解脱了,”继续做事(瞧?),如果我不关心他的话。
7

但我说那些事的原因,是因为我为教会发热心。我为神的教会发热心,我不愿看到它变成有组织的思想;我知道那个潮流,每个教会就是这样冲向岩石的,像那样冲向组织的潮流。

想一想路德时代的复兴,看看它去向了哪里。当它一碰到组织,就再也没有起来。路德派从未恢复过。看看卫斯理的卫理公会;从未恢复过。看看天路圣洁派、拿撒勒派,其他所有的宗派,浸信会,长老会。他们有复兴,然后某个人身上带着神的能力兴起,他开始在圣灵里运行。当那人一离世,人们就从中搞出一个组织来。
就像慕迪圣经学院,很好的地方,但它永远不会像慕迪的时候一样。瞧?慕迪支持的东西,他们相差了十万八千里。所以就是这样。呐,慕迪在圣灵上得到的,都成知识了。你瞧?所以你可以在这些事上发现。
8

呐,几年前在五旬节运动中我第一次来到凤凰城,有机会自己创建一个组织。春雨派弟兄们来我那里,说:“这个就是。我们开始吧。嗯,我们会比其他所有的组织都更大。”

我说:“求神怜悯,不是那样的。不是,弟兄们,那个不是要点,你们偏离了道路十万八千里。神决不会祝福它。读一下历史,读一下圣经。决不会有另一个组织从它里面出来,是从这里出来的。”是的。这会组织起来,进入……现在,教会处在老底嘉的情形中。但我告诉你,弟兄,再也不会有神所祝福的组织兴起了。不会有任何这样的东西。我们正处在主要再来的时刻。瞧?神要从这个逼迫新妇的基督教协进会中选取余剩的人,但再也不会有任何属灵的东西组织起来,瞧?它完蛋了。
9

当我看到我的弟兄们、宝贵的弟兄们往这边偏,我就会尽我的一切投入到里面去。有时候弟兄们说:“哦,伯兰罕弟兄反对我们;我们……”那是错的。嗯,说到反对任何人,这是我头脑中根本没有的事。我,我支持你们;我是你们的弟兄。瞧?尽我的努力……那是我从未加入任何组织的原因,这样我就能站在缺口处,说:“弟兄,不要那样。不是那样的。”

他们说:“我们属于神召会。”那很好。神召会对我来说是个极好的祝福。“我们是四方会的。”哦,看看他们给我带来多大的祝福。“我们是耶稣之名的。”看看他们给我带来多大的祝福。“我们是这个那个,”不管是什么,他们都是祝福;他们,他们是神的子民,瞧?神的子民在所有的这些组织中。
10

当我们要把自己联合起来时,说:“我们这里只是比神的会好一点,”(你瞧?)或者,“我们只是比四方会或耶稣之名的好一点,”或类似那样的东西,当我们只是……我们可能在观点上有点不一致。今天我们都去吃午饭;我们都吃不同的馅饼;但我们都同样是在吃馅饼。你瞧?那才是关键。所以,关键是,巴不得我们能照看我们的团契。所以,不要依靠组织,要依靠各各他。你要向其它这些东西死去。瞧?我的确相信……

11

趁着它在我头脑里,让我说说这个。我的确相信组织扮演了好的角色。弟兄们,因为许多时候,情形是如此糟糕,正如我们不愿想的,我们中间突然出现一些是异端的东西和类似的事。人们就会利用那些异端,任意赶散人们。一群弟兄聚在一起,我……我的意思是像他们早期一样出去,以及各种的事。我们今天还有这些(瞧?),仍然有运动。一群能将自己聚在一起的人……

12

说到五旬节成了组织,在我看来,五旬节的真正图画是教会,佩特罗斯弟兄在瑞典的非拉铁非教会。呐,他们不在乎你有什么样的教义,只要是符合圣经的。如果你想要这样或那样看它,或是任何东西,都可以,只要你有团契,过着真正清洁、圣洁的生活。就是这样。那很好。如果你想说耶稣要骑着白马来,另一些人说他要驾着白云来,像那样仰望他。只管前进,只要你过着清洁的好生活,有团契。就是这样。是那样的。那就是了。

13

哦,朋友们,那是我跟这群商人在一起的一个原因。因为我知道那里有很多事应当被纠正。但那是……那是我们所拥有的最好的。是的。没错。有很多事我必须说……这里的弟兄们会告诉你。我从未对他们讲情面。作为神的仆人,我在这里要讲真理。我必须为此交账。是的。罗斯弟兄说:“那就是我们喜欢你的原因。”哦,那是……哦,我们不能……我们……我们必须持守这道,瞧?

14

我想,不久前,你们在……去年我去到海外或是在岛上,他们有一场聚会,在这场大会上他们有来自全国的商人,一些弟兄正在炫耀。他们正在谈论:“我在角落里有个小地方。我的生意不好,过得艰难。首先你知道,我进来接受基督,哦,现在我得到了一切。”呐,那很好。我们欣赏这点,很好,但繁荣不总意味着基督。瞧?我们必须留意这点。呐,那很好。瞧,我丝毫不反对那个。

但那天晚上,当莎卡林弟兄和我们所有人去到我们一群人所住的汽车旅馆时,我有点训斥了弟兄们。
15

我说:“呐,”我说:“弟兄们,我要告诉你们,”我说:“我认为你们弟兄们是我一生中所见过的最好的一群人。”但我说:“问题是……”我说……

我不属于任何组织,但我的确属于跟那个组织的团契。我随身带着他们的团契卡,我唯一携带的卡,因为它代表所有的组织。你瞧。那是我所喜欢的;是我努力奋斗的。
我说:“让我担心的是,你们弟兄们在那里那些人面前,他们比你们富裕一千倍。而你们还试图告诉他们基督就是繁荣。决不要试图把那个卖给他们。瞧?
决不要试图跟世人比较。让世人过来我们的地盘;不要去到他们的地盘。瞧?你去到他们的地盘……我们不可以跟他们闪光。毕竟,福音不闪光,它放光。好莱坞闪光;福音放光。放光和闪光之间有很大的差别。
16

呐,我说:“早期的五旬节派弟兄们有一些东西,他们努力变卖它,去周济穷人,等等,一无所有地出去,瞧?为要传福音,与人联合。”我说:“呐,而我们想要夸耀我们得到了多少。”我说:“那是多大的差别啊!”

过了一会儿,一位宝贵的小弟兄站起来,对我说:“伯兰罕弟兄,那是那些人所犯的最大的错误。”
我说:“呐,瞧,弟兄,我不是在暗示要人们卖掉他们所得到的东西。我只是在向这些商人说明一个看法。”
他说:“那是那些人所犯的最大的错误。”
我说:“他们靠着圣灵那么做。是圣灵告诉他们那么做的。”圣灵告诉任何人做什么事,你只管去做他告诉你做的事。
他说:“哦,那是教会所犯的最糟糕的错误。”
我说:“为什么,弟兄?”就在那些交谈的人面前。
他说:“因为当时教会里一出现小争吵,”希腊人和希伯来人等等之间有了分歧。他说:“那些人没有地方可去。他们甚至无家可归。”
我说:“那正是神的旨意。”
他说:“那怎么可能是神的旨意呢?”
我说:“他们去到各处,把福音传播出去,因为他们没有地方可去。”
圣灵不会犯任何错误。它不会犯错。就是这样。正如昨晚我说的,你只要抓住神,抓住他的道,持定它。不管它带领你去哪里,只要紧紧跟随它。像那样继续前进。
17

但我确实是这个商人团契的一名支持者。每次大会我收到邀请,我总是会去讲道,说我任何想要说的话,而不是试图去整理一些讨某某人喜悦的东西来说。但每次我去参加聚会时,我努力查考,祷告,禁食,说:“主耶稣,我能说什么来帮助那些人呢?”

大家都知道我不是个传道人,我不是个演讲者。我……任何人都知道这点。我不是个传道人。我的信息是为病人祷告,做类似那样的事。但我不是个传道人;任何听过我讲道的人都知道这点。但我要说的是,我想要投入进去,做点事情。
而不是说:“他不是个强有力的讲员吗?他的语法不是用得正确吗?他在讲台上不是很棒吗?”我不想要那样。我做不了那个。神从未呼召我做那个。
但我想要找到一件会帮助那个人的事,帮助那个教会成为更好的教会,帮助他成为更好的人,并为此祷告。
呐,我有点是在拉家常,因为我看到一些人仍在走进来,天正下着雨。那是我在说这些事的原因。
18

呐,过了一刻了。呐,我要感谢弟兄。我认识富勒弟兄很久了,我一直打心眼里爱他。富勒弟兄,我们有很多共同的东西。我们……我看见富勒弟兄多年了,我知道他是一个真正属神的人,我爱他。我今早在这里要团契。很遗憾我错过了他讲道的那个晚上,当时这个地方做过广告了。但那是我无能为力的事。我很高兴今早在这里,看到他的教会很好,神怎样使他们兴旺,祝福了他们,以及神为他们所做的一切。我确实欣赏那个。愿神继续祝福他,祝福他的教会、理事会和执事会,以及教会的所有会员。愿你们在主的恩典中成长兴旺,这是我谦卑的祷告。

19

呐,在我们就近道之前,让我们先来就近作者。我们低头祷告一会儿。

当我们低下头,心也俯伏,庄严地站在神面前时,你心里有没有要求,是你需要的事,是你想要主赐给你的,让我今早能在教会里在祷告中记念你的?你愿意借着举手显明出来吗?只要心里记住它是什么。愿主应允你们每一个人的要求。
20

仁慈、圣洁的父神,你借着基督、为了他的荣耀创造了万有,我们今早心存感恩地来到你面前。我们开车穿过暴雨,刮着风,下着雨,天父,我们祈求你将天上的雨、属灵的雨也浇灌我们,今天把春雨和秋雨一起浇灌在我们的心里。

父啊,我们祈求你祝福这个教会。我们为着这教会而非常地感谢神,为它的牧师、会众以及人们头顶上有屋顶、有舒适的好座位可以坐在里面的这个地方而感谢神。
我们心里回想起早期教会的历史,早期使徒时代的天主教会,看到他们如何坐在石板或他们能坐的地方,为要听神的道,然后跪在地板上,地板冰冷,是石头、尘土,他们向天举手,享受圣灵的同在;神在他们生命里赐给了他们如此大的一个决心,以至他们走进狮子坑,从未动摇一下,而是脸上带着笑容,仰望天空,知道过一会儿他们就在他们所爱的那位面前了。
21

哦,我们父辈的信心仍然活着,无论是地牢、火焰、刀剑。主啊,将这样的信心复兴在我们里面。将圣灵在使徒时代的极大福气赐给我们。

今天他们每一个举了手的人,你知道他们需要什么,主啊。你知道那只手下面的是什么,那颗心里有什么动机和目的。主啊,唯有你能供应他们的需要,我为他们祷告,我不知道他们的需要,而是为他们献上我的祷告作一个祈求。作为你的仆人,我真诚地为每一个人祈求,不管他们需要什么,愿他们得着。父啊,祝福他们。
22

现在,当我们今早读你的道,像往常一样教导主日学课程时,主啊,我祈求你接受这些话,剥去他们身上的一切不信,撒但的权势都想要把它包起来,不让它生长。主啊,愿它落在每一颗心里,成为义的果树。愿信心结出你命定你的道所要成就的事,说:“它必不徒然返回,乃要成就派它去成就的事。”

主啊,使你的仆人分别为圣。你的道已经被分别为圣了。愿我们能一起喂养圣灵赐给我们的需要教导的群羊。我们奉耶稣的名求,阿们!
23

现在,有时候,对你们想一同读信息的人来说,我要求你们翻开圣经。今早我有一个主日学的小信息要给会众。

你们会堂各处的人能听得见我吗?我把这麦克风移上去了。我有点沙哑。当我一到达这里,就得了流感。魔鬼竭力要拦阻我来到这里。我不知道。我相信神必倾倒出一些大事,在这次大会上,因为撒但做了他所能做的一切要阻止我来这里。
但现在,我们要读《创世记》第22章。你们要翻开圣经的,让我们一起读一段经文。《创世记》22章,让我们从第9节读起。
9他们到了神所指示他的地方,亚伯拉罕在那里筑了一座坛,把柴摆好,捆绑他的儿子以撒,放在坛的柴上。10亚伯拉罕就伸手拿刀,要杀他的儿子。11耶和华的天使从天上呼叫他说:“亚伯拉罕。亚伯拉罕。”他说:“我在这里。”12他说:“你不可在这童子身上下手,也不可对他行什么,现在我知道你是敬畏神的了,因为你没有将你的儿子,就是你独生的儿子,留下不给我。”13亚伯拉罕举目观看,不料,有一只公羊,两角……两角扣在稠密的灌木中,亚伯拉罕就取了那只公羊来,献为燔祭,代替他的儿子。14亚伯拉罕给那地方起名叫耶和华以勒,直到今日人还说,在耶和华的山上必看见。15耶和华的天使第二次从天上呼叫亚伯拉罕说:“16耶和华说:’你既行了这事,不留下你的儿子,就是你独生的儿子,我便指着自己起誓说:17论福,我必赐福给你;论昌盛,我必叫你的种子昌盛,如同天上的星,海边的沙。你种子必得着他仇敌的城门。’”
我想选这里最后那节经文作主题:“你的种子必得着他仇敌的城门。”那是个奇妙的应许。
呐,我们都熟悉这个故事,也许读过了一遍又一遍,亚伯拉罕,神是如何呼召他离开他的家乡,他怎么只是个普通人,没有任何特别之处。但神呼召了他,给他做了一个应许。
24

呐,我要你们注意,神给亚伯拉罕做的这个应许不仅仅是给亚伯拉罕的,也是给他的种子的。呐,许多人说:“哦,要是我像亚伯拉罕一样,要是我到过神对我说话的地方,赐给我确据像他给亚伯拉罕一样,我就……我就会真的有信心,伯兰罕弟兄,要是我有……要是神跟我说话像他跟亚伯拉罕说话一样。”但你跟亚伯拉罕拥有同样的应许;那就是,你是亚伯拉罕的种子。

你说:“可是伯兰罕弟兄,我是个外邦人;我不可能是亚伯拉罕的种子。”
亚伯拉罕的种子不是肉身的种子,而是属灵的种子。因为那肉身的割礼不算什么,给他的应许是在割礼之前给的;在割礼之前应许就给了他。不是因为他受了割礼,才跟神立约;而是因为亚伯拉罕相信神。
25

圣经说:“我们既在基督里死了,就成了亚伯拉罕的种子。”保罗这样说:“那作犹太人的,不是外面作犹太人,而是里面作犹太人。”因此,如果你从神的灵重生了,你就是亚伯拉罕的种子,是照着应许与亚伯拉罕一同承受产业的。瞧?因此,神给亚伯拉罕的每一个应许都是你的,因为从属灵上说你是亚伯拉罕的种子。

如果你是从犹太人的血统生的,是那个教会的正统犹太人,却否认这宝贵的圣灵和主耶稣基督,那你就比这样的犹太人大多了,瞧?你比犹太人大多了,因为你是一个从天上来的应许所生的犹太人,这应许是神赐给亚伯拉罕的,亚伯拉罕凭着信心接受了它。使他成为那样的就是这个。毕竟,犹太人只是分开,过了希伯来河,类似那样。
26

呐,但当你跟世界上的事分开,过了那条分界线,在一块陌生的地上,一块不像你起初所在的土地,跟一群你起初从未交往过的人寄居,那你就成了一个属灵的犹太人。因为亚伯拉罕同样凭着信心离开他的家乡,进了一块陌生的土地,跟陌生的人同住,你离开了你的人民,把世界撇在身后,把你的同伴撇在身后,借着耶稣基督的宝血越过去了,成了客旅,寻求一座城,就是神所经营所建造的,像亚伯拉罕一样。成了天路客,与主在一起,住在帐棚里,众教会,天国的公民,借着耶稣基督成了承受万有的,瞧?我们已经越过去了,分开了。

27

呐,亚伯拉罕……应许是给亚伯拉罕和他的种子的。呐,当神试验亚伯拉罕,考验亚伯拉罕之后,神赐给亚伯拉罕这个应许:他的种子必得着他仇敌的城门。呐,试验临到之后……

亚伯拉罕已经从异教被转变到神里面了(我们这么说),后来神又给了他割礼作为圣灵的记号。割礼之后,试验的时候到了。
非常完美地预表了教会。当我们得救以后,我们又被赐予了所应许的割礼印记,不是属肉身的而是圣灵的,圣灵是我们的割礼。它是神的利刃,从我们身上分开并切除世上多余的肉。神的道比两刃的剑更快。
28

所以你看,又回来了。神的道是圣灵所用的东西,不是信条,不是宗派,使我们从世界中分别出来的是道。它切掉我们的想法等东西,使我们完全献给神。

耶稣说:“你们若常在我里面,我的话也常在你们里面。”就是这样。它不是你的话,而是主的话。你看,“你们若常在我里面,我的话也常在你们里面,凡你们所愿意的,祈求。”看到它是什么了吗?你不是在说自己的话;你是在说主的话。
所以,圣灵是那位拿起神的道并使我们与世界上的事分别出来的,瞧?割礼,切除……
29

然后你经历一段试验的时间。呐,亚伯拉罕,他被呼召离开迦勒底地的吾珥城之后,成了一个客旅、寄居者。当他被证明了他要走下去,接受神的道之后,神又呼召他。这时神所做的是赐给他一个记号,表明神已经接纳了他。神给他行了割礼。他给以实玛利和家里所有的人行了割礼。

呐,你看,当你被呼召出来,首先你要经历一个试验,看你要不要真地走下去。然后神赐给你圣灵,这是记号,表明神已经接纳了你的信心,就是你宣称在神里面所拥有的。听懂我现在讲的了吗?[会众说:“阿门。”]他要接受这个。
30

呐,我要说……可能有一些宝贵的浸信会弟兄坐在这里。大家都知道我是从一间浸信会教会出来的。呐,我正跟我的浸信会弟兄交谈,他对我说:“伯兰罕弟兄。”他是个神学博士,一个好人,真正的基督徒。他说:“可是伯兰罕弟兄,你从哪里得出圣灵的洗跟对基督耶稣的信心是不一样的呢?”

我说:“那是不一样的,我宝贵的弟兄。”
他说:“你不认为你接受基督的时候就领受了圣灵吗?”
我说:“没错。”但我说:“你瞧,在基督认可你的信心之前,你只是宣称你接受了基督。”
他说:“伯兰罕弟兄,亚伯拉罕信神,这就算为他的义。”
我说:“是的,但神赐给他一个记号,表明神接受了他的信心,神赐给他割礼的记号,表明神认可了他的信心。”阿们!
31

呐,当我们接受基督作我们的救主,然后,如果我们在这点上真诚,神就赐给我们一个记号,表明他借着赐给我们割礼的印记,即圣灵,接受了我们对基督的信心。那是割礼的印记。“不要叫神的圣灵担忧,你们原是受了他的印记,等候得赎的日子来到。”不是到下一场聚会,而是到得赎的日子。是的,《以弗所书》4章30节。呐,那是我们领受圣灵的方式。

32

呐,如果你说:“哦,我是个信徒,”而神却还没有给你圣灵,他就从未认可你的信心。你只是承认你相信。但当所有的疑惑……我不是说你现在不是信徒;在某种程度上,你是个信徒。

但当神蒙恩,或者说你蒙了神的恩,他认可你是他的孩子,他知道你的心,看到你的真诚,知道一切东西都从你身上切除了;然后他用圣灵把你印进神的国里,向世界证明他接受了你宣称对他所拥有的信心。现在明白了吗?[会众说:“阿门。”]
33

呐,此后马上出现了试探。“每一个到神面前来的儿子都必须先受管教、试验。”

耶稣,当约翰给他施洗了,他一在约旦河领受全备的圣灵,魔鬼马上领他到旷野经历了一段试探的时间。但当时他用神的道胜过了魔鬼:“经上记着说;经上记着说,”然后他回来,为他的事工做准备。
34

神对亚伯拉罕就是这样做的。呐,神呼召了亚伯拉罕离开他的土地,他跟他的土地、人民分开后,神赐给他割礼的记号,后来又把儿子赐给他,这时他去到了那个最后的试验,到了他必须献上自己儿子以撒作祭物的时候。神说:“你既不留下你独生的儿子,我知道你爱我。”神给了他那个试验。

此后,赢得战斗之后,神马上说:“你的种子必得着他仇敌的城门。”阿们!我喜欢这点。必得着他仇敌的城门。若主愿意,等一下我们要讲到那个最终的要点。呐,神发现了这位亚伯拉罕的忠心。神发现他的忠心之后,便赐给他得着他仇敌城门的应许。
呐,许多时候,我们许多五旬节派信徒犯了一个错误,会想:“哦,圣灵浇灌我们了。荣耀归神,我所要的就是这个。”不,先生,这时你只是开始了。它不是那个时候,那是你的试验和考验。
35

就像我们在旧约里发现的;试验,考验,然后设立儿子:儿子的名分,在他已经是儿子、生在家里,是儿子之后,设立儿子。之后他要受试验、考验,由师傅带大,看他结果如何。然后他被设立,位置几乎跟父亲相等。

36

呐,今天就是这样。我们已经有大约四十年或更多的时间试验五旬节派,试验教会,看他们是不是要站立,看你是不是……瞧,那也是我得到这主题的地方。我们不是持守十字架和道,继续前进,反而追求世界的时尚,这样降低,那样降低,仿效这个。

正如我总是非常严厉地反对今天在摩登潮流中的人,女人剪掉头发,男人乱来等等,穿不道德的衣服等等。我对那个批评得太多了。但这是什么?想要拯救那个教会。想要让他们在这里符合神的道,不管其他世人对此要怎么说。要持守神的道。阿们!瞧?明白吗?
37

瞧,问题是,就像昨晚我说的,五旬节派正在等候一阵大风;但他们没有听那微小的声音,瞧?做那些事是错的。他们以为:“只要风是大风,就没事了。”

但那并没有吸引先知的注意。大风绝对干扰不了洞里的先知以利亚。强大的雷声、闪电、倾盆大雨根本吸引不了他,使他吃惊的是那微小的声音,里面有东西说话。“我的话是真理,人的话都是虚谎的,我的话是真的。”吸引先知的是这个。瞧?
它仍然会吸引。神的道总是吸引那属灵的心,因为那是基督的心在你里面,知道那道是真的。
38

你经历一段试验的时间。教会经历一段试验的时间。每个单个的人经历一段试验的时间,然后他才能得着他仇敌的城门。亚伯拉罕经历了。基督经历了。当基督在约旦河被圣灵充满后,他经历了一段试验的时间。当亚伯拉罕被呼召出来,被放在他要成为客旅的地上,被赐予割礼,神一次又一次地与他相见,然而他必须经历试验的时间。每一个亚伯拉罕的种子都要做同样的事,亚伯拉罕和他的种子。

39

一个组织,一个教会,那是我们发现我们的组织半途而废的原因,就是因为当遇到试验的时候。什么试验?神的道。那是试验。神的道是试验。我们要做一群人说要做的还是要做神的道说要做的?那就是差别。

那时候临到,在德怀特·慕迪的日子,芬尼、散基、诺克斯、加尔文、司布真,其他所有的人,那些属灵的人,他们的组织跟随他们。他们那里有一群人插入自己的办法,每个人相信这个那个,这里加一点,那里减一点,这里加一点,直到最后他们从中搞出了一个组织。
当他们这样做,真正的信徒,神过来,拣选出某个谦卑的小人物,把那东西撕成了碎片。是的。一直是这样做的,神不改变。把那东西撕成碎片。一些要持守那道的属灵头脑的人。
40

让我告诉你们;我家里有一封从五旬节运动最好的教会、大组织里一个人来的信。那个可怜、心碎的妇人给我写了一封信,说:“伯兰罕弟兄,我有长头发,后脑勺有个圆面包。”她在信里说:“我丈夫喜欢这头发。”她说:“我们从一座有个真正属灵教会的城市搬到一座有大教会的城市是城里最大的教会。当我们到了那里,所有的五旬节派姐妹都剪了头发。她们为此而攻击我,我说:’不,不,我相信圣经说我们不可那样做,那样做是羞耻的。’”她说:“她们一直嘲笑我,说:’喂,你的备用轮胎在后面漏气了,’类似那样的话。她们攻击我的丈夫到一个地步,以至他强迫我剪掉头发。从此以后我被责难。”

想一想,一个本该为神的道站稳的五旬节派教会!那是你们的组织领你去到的地方。是的。他们没有听到道的那个微小的声音,这声音呼召他们去到真理那里。他们都在听大风,听许多的叫喊和跳舞,说他们得到了能力。那没问题。我也相信那个。但弟兄,当你能跳舞、叫喊,却转过来否认神的道,像世人一样生活,某个地方就有问题了。是的。
41

神的灵在那微小的声音中降下来,把你径直指向各各他,在那里我们死了,我们的生命借着基督藏在神里面,被圣灵盖上印记。唯有那道活在那里。“你们若常在我里面,我的话也常在你们里面,凡你们所愿意的,祈求就给你们成就。”差别就在这里。

我希望我没有作为一个狂热分子出现在你们面前。如果是,我是……我对此是无辜的。我相信神的道是真理,它必须住在这里。如果它住在这里,就必在外面显出来。必须如此。你的生命,你整个的构成也会不一样了。
当神给亚伯拉罕试验,亚伯拉罕百分之百地通过了。
神不能给组织试验,因为组织完全混杂了。神不以那种方式跟组织来往。他不跟外邦种族的国家来往。他从外邦人中选取一群人。他把以色列作为一个国家来接受;而从外邦人中选取一群人归在他的名下。所以你瞧,不是一个组织,不是组织,而是个人!他从外邦人中挑选。
42

当试验临到,你看到发生什么事了吗?我们的确赞同称义;我们的确在五旬节运动中领受了圣灵的洗。但当到了试验的时候,却有了高雅的学者,想要像世人一样,就像在卫斯理运动和他们所有人的日子。他们去学校;他们学习科学,学习其它各种随着教育而来的东西。他们试图学习心理学,最好的东西……“哦,不要这样说,让他们做这做那,因为它会……”瞧,你正在积聚和建造……你的……你的目的错了;你的动机错了。你正在向组织建造而不是向各各他建造。你怎么能向各各他建造而不走道的路呢?因为我们是被道的水洗净。

“你们若常在我里面,我的话也常在你们里面,凡你们所愿意的,祈求。”
43

那就是我们看到五旬节运动失败的地方,因为他们离开了道。道会说一件事;他们却想要让那个组织从那里的某处进来;他们要离开那道,带着组织进来。你能看到它去到了哪里吗?几乎就像其他教会一样。但我们却跳舞,叫喊,说方言,跳上跳下。那些事没问题。你的组织没问题。我希望我澄清了自己。但关键是正在说话的那个微小的声音。是那个。

44

你要经历一个试验。神试验你就像他试验亚伯拉罕一样。他试验亚伯拉罕的种子。呐,我们之所以没有得着仇敌的城门,之所以我们中间有这么多问题,是因为我们不能忍受试验。让我告诉你一件事,道的试验是对的。

之所以我们得不着,我们在组织中永远得不着……我认为五旬节派有一些很好的组织。住在地上的最好的一些人属于他们那些组织。
神召会,我有一些朋友在那里面。嗯,印第安纳州的一位弟兄,我相信我很快要在那里举行一场聚会,罗伊·威德弟兄,他是印第安纳州的教区长。我相信那是个敬虔的人。然而他是神召会的教区长。
四方会?哦,多少人!罗尔夫·麦克弗森和许多是敬虔人的弟兄,他们的生命中没有瑕疵,他们是好人。
在一神论里,他们自称是一神论,呐,我不相信……想他们称之为耶稣之名的教会。杰克·摩尔刚从中叫出一个……有几百个好人,不错的人,敬虔的人。
45

但弟兄,关键是这个:当你倚赖那个组织……瞧?神查看那些组织,它们每一个都堕落了。看看它们,世俗潜入了。看看她们的女人;看看他们的男人;看看他们的状况。我可以向你们神召会的人指出,他们执事会里有些执事结了两三次婚。传道人乱来,女人剪掉头发,穿短裤,化妆,仍然宣称有圣灵,倚靠说方言或跳上跳下、叫喊的凭据。

他们没听到道的那个微小的声音。那道让你在十字架上保持平衡。那是它所在的地方。那是为什么我们今天的教会里没有像亚迦布这样的真实先知。
46

那是为什么今天的教会,当有人说方言时,他们几乎不尊重说方言,因为他们听到过太多伪造的东西和乱七八糟的事,以至他们不知道里面哪个是对,哪个是错。

几乎是幻觉的翻方言,有人说一件事,只是因为他觉得受带领了。那不是翻方言。翻方言不是有人站起来说方言,几分钟后另一个人起来把他说的翻出来。当一个人在说方言,另一个人当场就翻出来,逐字逐句地说出来,同样的措辞,一切都是一样。这个人可能是在说预言,但那不是翻方言。一些人……这种声音说出一件事,在后面说出另一件事,有人说十句,另一个人在这之后说五十句作翻译。
翻译是指逐字逐句地说。如果它是神的道,它必须逐字逐句地来,命上加命,令上加令。道必须是这样来的。
但我们所看到的,太多的伪造。他们那样做,为了……他们不是持守道,而是诋毁。当一个人那么做,他们就称他是五旬节派的。你知道所发生的事。
当试验临到时,试验的时间来到,种子开始发芽,就显明哪个是种子哪个不是。
47

呐,不管发生了什么事,亚伯拉罕持守道和应许。但今天,组织不能那样做。你们一些属于那些组织的宝贵弟兄,一旦你不同意他们,你知道你在那里就完了。你们有多少人?

呐,我不该在这会堂里说,但有多少人到过我的书房,有多少人跟我一起过,说:“伯兰罕弟兄,我们知道那是真理,但如果我们从这里被踢出去了,我们要做什么呢?”
弟兄,我们要做什么呢?不管怎样,要倚靠各各他,倚靠那个应许,倚靠十字架。
在那里面,他们有一些最好的人,瞧?但我想要做的是说组织必定失败。它总是失败,也一直会失败。但要么是你失败,要么是没有持守神。要先持守神的道和他的应许,你必须要受道的试验。
48

你要签文件,说你要做这做那;甚至是反对道的,你仍照签不误。是的。你心里知道那是错的。这是那个微小的声音在说话,是那道。难怪我们走不下去,因为有件事发生了。你跟那个微小的声音分开了。你跑出去太快了。神在呼召你,但你跑出去太快了,因为雷声轰鸣,闪电划过,大山摇动。

它却从未震动那位先知以利亚。他首先要那个声音。他说:“我要躺在这里。”
今天那么多人开始医治聚会,属肉体的攀比,各种的东西以及从未在神的道里出现的感觉。是的。那是什么?我们应当唱那首歌“等候耶和华的。让我谦卑我的骄傲,求告你的名。主啊,让我等候,直到我听见那个微小的声音。”那个声音需要是符合圣经的声音。它必逐字逐句用这道说话。阿们!好的。
49

发现亚伯拉罕被召了出来,跟他的亲人分开,跟他的家人、他的家、他的亲属分开,去到一块陌生的地。他凭着信心那么做。因为他这样做了,神赐给他割礼来证明他是神的儿子。他相信神,因为他相信那应许。尽管他还不能……他没有在肉身上看到,但他称任何违背神话语的东西都是谎言。不管多少证据出现,它仍是个谎言。

50

我不愿这样说,但我必须要说。瞧,当你看到一些女人(我要说一件看得见、可以看见的事),她宣称有圣灵,却没有足够的庄重让头发长长,某处就有问题了。一个穿男人所穿戴衣服的女人,圣经说妇女穿戴男子所穿戴的衣服,在神看来是可憎的。而你宣称拥有圣灵还那么做吗?

51

一天,我在俄勒冈说了这话;有个女人给我写了一封长信。她说:“伯兰罕弟兄,你有一个了不起的事工,但你肯定在毁掉它。”她说:“呐,怎么呢?我一直穿工作服。穿着裙子怎么出去花园收拾花园呢?你不认为穿着工作服或工装裤(或别的什么)比穿裙子看起来好得多吗?”她说:“瞧,我跟小伙子们骑马去山里,他们上去牧放牲畜,我要进入蚊子出没的地区。呐,穿着裙子,蚊子会吃掉我的。而穿着工作服,它们搅扰不到我。”

我说:“那比用饿死的小鸡的影子做成的汤还稀。求神怜悯!那里没有一句神的道。那是你自己的看法。”
神说:“人的话都是虚谎的,他的话是真的。”我妻子穿裙子,她也在花园里收拾。她没有任何困难。不管怎样,女人没有权利跟一群男人出去牧放牲畜。她应当呆在她所属的厨房里。是的。
52

他们只是想要找一个借口。但没有借口。神的道是清楚的,一个从神的灵重生的女人会……一个从神的灵重生的男人不会让他妻子像那样举止。神怎么说的呢?女人剪头发就羞辱了自己的头,她丈夫是她的头。她是可耻的。

我最好闭口不说。好的。呐,瞧,那足够了。你知道我所讲的是什么。
我那样说不是出于恶意。如果我那样说是出于恶意,愿神怜悯我有罪的心;让我去到这祭坛上悔改。
我这样说是因为我爱你们,朋友们。我想要告诉你们什么是真理,那是神的道。我们必须听神那微小的声音,符合道。我们要面临一个试验的时间。哈利路亚!
53

你意识到那试验的时间临到之后,那个生在宗派家庭之子的师傅吗?如果他忍受了试验,跟父亲的愿望一致,那男孩就被领出去,穿上衣服,举行一场仪式。那男孩就在他所生的家庭里被设立。

那正是我们今天五旬节派的问题。他们只是这里那里跳跳,我们的组织往这边那边拉。他们没有持守住道。
如果你持守住道,神说:“你们若常在我里面,我的话也常在你们里面……”他的……他不可能否认道。那是他的道。某一天,时间要到,你要被领出去,放在一边,被赐予真实的东西。哈利路亚!全能神的能力。
神正在等候他的儿女,但当到了那个试验的时间,他们却不能保持一致。你愿意接受它吗?“哦,教会要把我赶出去。”好的,就是这样。那就去吧。那不是亚伯拉罕的种子。亚伯拉罕的种子不会像那样举止。
54

亚伯拉罕的种子!呐,我不管什么出来与亚伯拉罕为敌,他都持守那应许的道,完全持守它。不管撒拉怎么出来,别人怎么出来,不同的人来,等等,他看那如同无有。他看,他相信他能看到那应许,因为神向他应许了,事情就是这样。那是神的道,持守在他里面。

后来神给了他那个最后的试验。“我要给他加倍的考验。”呐,他已经得到了儿子;他看到自己得到了。“但现在,我要告诉他把那儿子带上去杀了。让那儿子,当他看到……他会杀那儿子吗?我要试验他。”
55

亚伯拉罕对道忠诚。当你接受了应许,你要怎么阻止这件事呢?你要怎么做?

“你怎么能期待成为多国的父,现在你一百十五岁了?亚伯拉罕……小以撒大约十四或十五岁。你一百十五岁了,这是你的独生子,你要毁掉你所得到的唯一证据,你要怎么成为多国的父呢?”阿们!
“如果我离开了组织,我要怎么成功呢?如果我这样做,我要怎么成功呢?”哦,听那与道同来的微小声音。那道。
你说:“我听见一个声音这样告诉我。”如果它违背道,就不是神的声音。神的声音只临到道。
56

后来亚伯拉罕走向那声音,就是神微小的声音,走向神的道,要取走自己儿子的性命。

神说:“亚伯拉罕,住手。现在我知道你爱我。你所有的种子(哈利路亚),所有从你而出、愿意接受我话语的,都将是你的种子,他必得着仇敌的城门。”
57

真希望我能有时间告诉你一件几天前发生的事,所发生的事。哦,天哪!

“你的种子必得着仇敌的城门。亚伯拉罕,为你祝福的必蒙祝福,咒诅你的必受咒诅。”耶稣说:“倒不如把大磨石拴在你的颈项上沉在深海里。”
这些组织把那些敬虔的人赶出去,因为他们为真理、道、圣灵和神的能力站稳,持守道,你看到发生了什么吗?他们被沉在忘却的海洋里。
“使这些受膏者中最小的跌倒,倒不如把大磨石拴在你的颈项上沉在深海里。他们是谁?持守应许之道的亚伯拉罕的种子。
58

我们一些教会到了一个地步,他们否认。他们否认神的医治。他们再也不想要它出现在他们的教会里。是的。我们的五旬节派组织再也不想要神的医治。那是什么?你没看到魔鬼是怎么工作的吗?他走到那里,像那样说一些仿造的事。有知识的人认为他们属灵,看着那个,说:“看看那个,看看那个。”我不看那个。

如果你是亚伯拉罕的种子,你就会看神的应许,看神说对此要怎么做。是那样的。亚伯拉罕的种子,我们看应许。我不管多少人这样跌倒多少人那样跌倒;应许仍是真的。
你必须经历那些试验,瞧?是的。亚伯拉罕首先受试验,然后被盖上印,再被赐予应许:他的种子必得着仇敌的城门。我喜欢这样。
59

他们试验之后,得着了仇敌的城门。 问题是,我们受不了试验。那是我们的组织忍受不了试验的原因。组织不是神的旨意,神是祝福了它。但它不是神的旨意(瞧?),你这弄来一整群人,有共同的想法,他们联合在一起,尽他们最好的出来。一些人说:“这是个大人物,你不能否认他的话。”哦,天主教会就是这样组织起来的:同样的东西,基于一群有知识的信徒,知识分子。他们看这个,与时俱进。你不能那样做。除了神的道,其它一切都是谎言。

60

除了神的应许,亚伯拉罕从不看任何东西。不管是什么,他持守神的应许。

那就是为什么我们再也找不到……组织无法得着仇敌的城门。那里有太多新奇的思想。
必须需要单个的人来得着仇敌的城门。你如果想得着,你可以得着。是的,先生。
让我们来看几个人,就一会,看他们是不是持守在圣经里。
61

呐,在巴比伦有一个时候,当时竖立了一个像:天主教会的完美预表。凡不跪拜这像的都要烧死在烈火的窑中。呐,神说:“你不可在我面前有任何别神或制造任何形像,”这是个摊牌的时刻,他们要不要持守。那是神说的话。摊牌的时刻到了。

其他所有的以色列人都跌倒了,当号角吹响,琴瑟奏响,笛子吹响,他们都在这像面前下拜。
但有三个以色列人说:“决不做这事。”他们听见了那微小的声音。他们持守道。他们做了什么?持守了道。
之后,巴比伦人说:“你们若不下拜……我们再给你一个机会,否则我们就把你们扔进烈火的窑中。”
他们说:“我们的神能将我们从烈火的窑中救出来。”[磁带空白-编者注。]“即或不然,我们也要持守道。”
62

呐,弟兄,你怎么样呢?“我要怎么做呢,伯兰罕弟兄?”持守道;持守应许。“我教会的人都必离开我。”要持守应许。不管怎样,有一天他们都会离开的。但神不会。要持守应许。“哦,我告诉你,他们会把我踢出去。”还是照样要持守应许;持守应许。呐,如果你能持守应许,又留在那里,那就跟他们留在一起。

要跟大家交通。但现在……呐,除了跟大家交通,你永远无法以别的方式赢得他们。你必须如此。呐,他们变得非常糟糕,不道德时,那就要远离它。是的。不要去到仇敌的领地。但只要你想要赢得你的弟兄,那就不同了,瞧?
63

呐,留意,但当他们有他们的条条框框,“我们相信这个,句号,”你就永远无法赢得组织或任何人的意见。是的,先生!如果你写下你的教义,“我们相信这个,逗号,”那就不同。句号意味着我们相信这个,你必须来就这个,签这文件,否则一切就结束了。“

但如果你说:“我们相信这个,逗号,”再加上我们所能从神那里学到的。我们向圣灵敞开,“那你就是在继续前进,弟兄。是的。那就不同。
但你瞧,如果你把它用句号写下来,神赐下别的东西,证明那是他的道和真理,你不会继续走的,因为那是个句号。那就结束了。
64

路德派就是死在这里;卫理公会就是死在这里;浸信会就是死在这里;长老会就是死在这里;五旬节派就是在这里死。是的。他们死在那里。看一看。因为它已经写出来了。没有东西是你能加上或删除的。它在那里;那是你的教义。

65

路德不能接受成圣。不,先生。他确是说了:“义人必因信得生。”不是马丁·路德,而是那群跟随他的人。是的。不是约翰·卫斯理,而是那群跟随他的人。是的。

不是加尔文,而是那群跟随他的人。不是浸信会教会的约翰·史密斯,他在夜间为他的教会努力祷告,以至眼睛就肿起来,闭上了。他妻子不得不领他出来,在桌子上用勺子喂他;不是他,而是这群跟随他的浸信会信徒,是那个在他之后出现的组织。不是亚历山大·坎贝尔,而是那些跟随他的人。
不是起初拥有一切共同的东西并跟大家交通的五旬节运动,而是那群来说“不,我们是这个,我们是那个,这些是论点,那是论点”的人。把自己分出来,似乎没有信心。是的。就是这个造成的。那是邪恶的事。阿们!今早我感到灵里兴奋了。
66

希伯来少年,他们忍受了试验,即他们是不是持守应许的道,他们受了试验。他们怎么做?他们得着了仇敌的城门。阿们!为什么?他们持守在道上。

持守道,持守神对你说话的声音。
呐,所有人都推理说:“呐,瞧。巴比伦,它没有什么不同,因为我们在这像面前下拜时,我们还是在敬拜神。哦,即使我们这样做,我们却是那个意思。”
当照神说的方式做!
如果神说:“摩西,脱下鞋子,摩西,你是站在圣地。”
摩西说:“主啊,感谢你,我肯定相信你。我只要脱下帽子。解鞋带太麻烦了。”瞧,那是行不通的。
神说:“鞋子。”他没有说帽子。是的。
必须逐字逐句地来,神说什么,要与他的道保持一致。
67

呐,他们接受试验后,得着了仇敌(火)的城门。他们发现,当他们走到尽头,持守在神的道上,他们得着了城门。是的。

68

但以理。有一道禁令发布了,盖上了玛代波斯的玉玺,不能更改:若有人向任何别神祷告,就要被扔在狮子坑中。但以理知道神的道是只要向他祷告。所以,他还是打开窗户祷告。呐,他从未退到角落里,他打开对着圣殿的窗户,不以此为耻。

我们在星期天却不想实践我们的信仰,星期一去做别的事,或心里相信一件事,来到别人面前却说:“哦,我不知道。我……是的,我想你是对的。”你是什么就是什么。如果你不是,就离开讲台,离开教会。是的,因为你对两方来说都是债务。你是什么就持守住。持守你所相信的。然后你就没有什么要后退的了。你完全是站在真实的东西上。大家都知道你的本色。人们会欣赏你,任何人都会。
69

一个女人可能丑陋极了。她可能高大、肥胖、矮小、皮包骨,黑头发、棕色眼睛、蓝眼睛、灰眼睛;一个这样,一个那样。但如果那女人是个干净的女士,这国家就没有一个男人不应当摘下帽子向这女人致意,如果他里面有一盎司男子汉气质的话。是的。因为她是什么就表现出什么,男人都欣赏这个。

神也必欣赏一个是什么样就成为什么样的男人,或一个宣称基督信仰的男人。让我们成为一个被圣灵和神的道充满的基督徒,不然就忘掉它。是的,因为不然你就成了伪善,过着不同的生活。人们会看到你从这里跑出去跳舞,抽烟和类似的事,还宣称是基督徒。瞧,你就在别人的路上放了一块绊脚石。
看看你们女人,有时候,她们剪掉头发,穿着这些紧身的衣服,看上去像一根剥了皮的维也纳香肠什么的,去到街上,穿这么高的高跟鞋到处走,在街上叮当响。那是五旬节派的吗?别的教会说:“他们宣称他们得到了他们所没有的东西。”
70

你被圣灵封印,并作了记号。你不是今晚在舞池里,挽着某个不是你丈夫的男人的胳膊,明晚又回到教会里,在那里卖弄。那不是五旬节派;那是伪善;那是污秽。

我说这么多话,不是在针对你们,但你们晓得从这里录制的这些磁带要传到全世界。所以我就好像是在对全世界人传讲一样。当我感觉到神说“去说这件事”,我就说出来,因为我不知道它要传到哪里。需要神来照看那些事。只要持守这道。是的。好的。
71

不,但以理不向他们的禁令下拜,不管他是不是从他们的组织里被扔出来。他呆在窗户旁边,持守住神的道。他不以此为耻。

发生了什么事?他们把他扔进狮子坑,但他得着了狮子坑的城门。为什么?荣耀!因为神说了他的……“你的种子要得着仇敌的城门。”不管仇敌是什么,你会得着城门。
72

哦,多少次我们可以……看看摩西,他顺从神的命令,下去埃及。看起来好像一切都敌对他。有几个模仿者跟着他。他带着两个神迹出去,显明他是被差遣的:丢下蛇等等。

模仿者来了,也把他们的蛇丢下去。他能做什么呢?什么也做不了。神从未告诉他说他们会那样做。他想要试验摩西。神是那位允许雅尼和佯庇丢下他们的蛇,哦,是他们的杖。
摩西站在那里履行职责。他丢下杖,杖变成了蛇。他说:“看看这个,法老。那是我的主告诉我,要来到你面前做的事。”
法老说:“雅尼和佯庇,过来这里。”他们丢下杖,杖也变成了蛇,做了摩西所做的。
他的脸涨红了吗?没有,先生。他仍然相信神差遣了他。他持守那个应许。发生了什么事?
73

那就是你在一些大会面前的时候。你的脸可能涨红了一点。要持守道。

发生了什么事?突然,摩西的大眼镜蛇爬过去吞了他们的蛇。神印证了。试验之后,他说:“借着这个神迹,我要你让以色列人出去。我要你打发他们回到他们所属的家。神降在这里告诉你,差遣我来这里拯救他们。我要他们回去。”他把杖丢在那里。
哦,试验来了。摩西,你要做什么?转过身走开,说“我可能错了”吗?不,先生。
摩西站在那里。“神差派了这个。”荣耀!
74

神说了什么事,就当持守它。不管发生什么,要持守它。如果他们把你赶出去,说:“我们不合作,不做这个,”要持守它。

摩西持守了它。发生了什么事?他得着了仇敌的城门,哈利路亚!魔鬼说:“我要在你面前铺开死海。”但海分开了。他们再也不能把以色列人留在埃及了。他得着了仇敌的城门。为什么?因为他持守了神所赐给他的使命。神的命令,他持守了神的道,得着了仇敌的城门。
75

约书亚,之后,他经历了一个试验后。他下去,也许他跟迦勒和探子们游过了约旦河。他从约旦回来,到了加低斯巴尼亚。众探子说:“哦,如果我们开始过去,那将把我们的组织撕成碎片。我们不能过去。”

那个灵没有死。“哦,我们不能有那个。如果我们向我们的人教导那个,我们会怎么样呢?我们就得清除教会将近一半的执事。他们结了两三次婚。我们怎么办呢?我们……哦,如果我们告诉我们的妇女说她们必须留长发,你知道她们会做什么吗?她们会离开教会。我们怎么办呢?嗯,我们会被当作是老古董。”耶稣也是老古董。“
76

我们不能那样做;我们不能那样做。那对我们太过分了。“你知道边界信徒到了哪里。《希伯来书》6章解释了这点。”论到那些蒙了光照,于圣灵有分的人,若是离弃道理,就不能叫他们重新懊悔了。“他到了那边界,却拒绝过去,是那样的,拒绝完全相信。

迦勒怎么做的?约书亚怎么做的?他说:“我们足能夺取那地。”为什么?他们持守了神所应许的。
嗯,他们说,其他探子说:“嗯,他们是巨人;他们围在围墙里;他们这样那样。嗯,我们根本碰不到他们。”
约书亚说:“我们足能夺取那地。你们众人安静,闭口,坐下来。”阿们!
77

我告诉你们,当信心落到了神的道上时,是一样了不起的东西。他不怕了。信心的胸膛上有毛,有大块的肌肉。它说:“闭口。”当神说话时,其它一切都躲到角落去了,是的。“你们若常在我里面,我的话也常在你们里面,你们所愿意的,说出来。”就是这样。哦,我喜欢这样。哼!

魔鬼颤抖,罪人醒悟,
信耶和华使任何东西都摇动。
当你知道你没有行在主的道里,当你知道有一些事你应当说却没有说,你怎么能有信心呢?有一些事你应当教导却没有教导;有一些事你不能说,当你知道自己错了时,你怎么能有信心呢?
78

“我们的心若不责备我们。”就是这样。就是这样。但要持守那道,那里没有什么责备的。那些在基督耶稣里,不随从肉体而随从圣灵的,就不定罪了[罗8:1]。圣灵用道带领,因为圣灵只能从道出来,因为他的道就是灵;它只能……神真正的圣灵只能说神的道。哦,哦。

世界,一边去。撒但,离开我们。
不要害怕对这座山说:“挪开!”说出来。呆在那里,看着它崩塌。是的。
但如果你在那里有什么责备,你最好,你最好别动。你只是在咿呀学语;不是在说真理。你不是在说你该说的事。好的。
79

我们发现,约书亚,他经历过那试验后,他看见了一块美地的证据,他站在加低斯巴尼亚,控诉其他所有人,说:“我们足能夺取那地。我们能夺取那地。”想法是什么?过去。

摩西的想法是什么?“显出这个神迹,领以色列人出去。”看上去好像失败了。但他持守这道,死海的城门不能留住他。他过了红海。他得着了仇敌的城门。
80

约书亚,他看着神的应许,说:“我们足能夺取那地。”是的。当他走到约旦河边时,约旦河怎么样?分开了。阿们!是那样的。他得着了仇敌的城门。那约旦河挡住了他,不让他过去得着应许。但当他到了那里时,他是亚伯拉罕的种子。为什么?他相信神的道。那是你能成为亚伯拉罕种子的唯一方式,就是相信神的道。当他到了他准备征服仇敌的地方时,他怎么做的?神打开了城门,他得着了,夺取了它,过去了。

81

第一场战斗,他跟仇敌的第一场交锋,城墙是如此高大,仇敌可以在城墙顶上赶马车。他要怎么夺取他们呢?他们逃避他,躲回到里面去了。仇敌也会这样做。“但你必得着仇敌的城门。”

他说:“主啊,我该怎么做呢?”一天下午,他走来走去,默想。他看见一个人拿着拔出的刀站在那里。约书亚拔出他的刀,说:“你是帮助我们呢?还是帮助我们敌人呢?”
那人说:“我是这支军队的元帅。”哈利路亚!
“我该怎么做呢?”
“绕城走十三次;然后吹角。你必得着仇敌的城门。”
城墙倒塌了。是的,先生。为什么?他是持守神话语的亚伯拉罕的种子。他得着了在他面前的每一扇城门。当然。
时间迟了,我得结束了。
82

瞧,所有这些宝贵的英雄,我这里有满满一页,写着他们),但所有这些英雄,以及他们所做的事,他们最后都死了。

但后来出来了真正信心的种子,亚伯拉罕的王室种子,耶稣,这一个应许。亚伯拉罕从肉身生了以撒,是的。但真正的种子不在那个组织体系里,而是在神话语的那个应许里,神要立亚伯拉罕作多国的父,不是通过以撒,而是通过王室的种子耶稣。那是王室的种子。事实上,亚伯拉罕的种子……耶稣不是犹太人,也不是外邦人;他是神。瞧?
83

你们在这里的天主教徒,愿神祝福你们的心,但当你把马利亚当作一个女神敬拜时,你们到底出了什么问题?马利亚只不过是个女人。神拣选她;她只是个孵卵器。就是这样。孵卵器,那就是一个女人。但她跟男人的种子结合了。

这是一群混杂的会众,但我必须说说这点,好让你们明白我所讲的。呐,你们听你们的医生的话,我是你们的弟兄。你们肯定可以听。
84

马利亚没有花粉在基督身上。当圣灵荫庇她时,没有性的感觉,一点也没有。但全能的神,造物主创造了血细胞和花粉。阿们!如果那是来自马利亚的花粉,死人就不会复活了。

荣耀!那是刚刚临到我的。我刚明白这点。
如果你说我们做什么没有差别,那为什么神告诉我们要禁戒错误的事?如果不是那样的,为什么神要叫耶稣的身体复活?所以你瞧,女人不可能跟这事有关系。如果有,那基督的身体就会像他母亲马利亚;因为马利亚在圣灵荫庇的时候有一个性行为,导致她释放卵子。这是错的。圣灵借着纯洁成胎……哈利路亚!神在那里创造了男人的精子也创造了女人的卵子。
耶稣称马利亚为“母亲”过吗?在圣经中找一找。他称马利亚是“妇人”。哈利路亚!妇人。那也是刚临到的。那是它这样作在我身上的原因。“妇人,看你的儿子。”离她有十万八千里。
85

基督是神。他既不是犹太人,也不是外邦人。他是神,肉身和身体都是,神住在他里面。神住在女人的卵子里吗?不可能。女人的卵子必须跟我们的肉体有关系。但神所荫庇的是血加上卵子。

如果神愿意的话,他可以把它放在一棵树桩上。是的,先生。他可以把它放在他想放的任何地方。
但他以这个方式带来,因为女人堕落了。从那里出来了永生神无瑕疵的儿子,被创造的,童女生的,身体和魂都是。
86

为什么大卫说:“我必不见我的圣者……不叫我的圣者见朽坏(我的圣者见朽坏),也不将他的灵魂撇在阴间”?大卫这样说。瞧,灵、魂、身体都是神所创造的。

马利亚不是母亲,是个妇人。我相信她是个圣洁的好妇人。绝对的。否则她不可能是孵卵器。神决不会选择肮脏的孵卵器。若主愿意,今晚我想传讲这点,让肮脏的孵卵器把他的儿子生到世上。他选择了一个没有出嫁的童女,当圣灵荫庇她时,她既没有释放出任何卵子,也没有释放出任何别的东西,因为神以他无瑕疵、无限的方式在她里面创造了耶稣基督的灵、魂、身体。是的。他是童女所生的神的儿子。
87

那成就了什么呢?打破了仇敌的城门。哈利路亚!咻!这让我觉得太好了。瞧,为什么?他在那里打破了仇敌的城门,每个借着性欲生在这世上的人都不能去天国,因为性是在伊甸园里开始的。那是为什么他们把自己遮住了当神那么做时,他在那里把那东西拆成了两半,得着了仇敌的城门。借着什么?第一次接受亚伯拉罕王室的种子,把仇敌的城门粉碎到底。信心和应许的王室种子,不是马利亚而是神的感孕,打破了城门。这个让人类穿过了城门。荣耀归神!

88

神是怎么做的?夺取了仇敌的所有城门。他夺取了疾病的城门。疾病不能在他面前站立。是的,先生。其它任何东西都不能在他面前存在。殡葬队伍不能在他面前站立。是的。他是怎么做的?

约书亚死了,摩西死了,其他所有的人死了,但这位王室的种子没有死。死亡无法在生命所在的地方站立。
拿因城的妇人带着她的儿子出来,耶稣站住,说:“小子,起来。”
那个死了的女孩,睚鲁的女儿,耶稣对着那边未知的世界说了一句话,说:“女儿,起来。”
拉撒路死了四天,他的身体腐烂了,他的魂已经离开他四天了;耶稣说:“拉撒路,出来!”荣耀归神!
这就是他。他做了什么?他拆开了一切封条。哈利路亚!
89

当他必须死的时候,他不能留住那生命。他本来永远不会死,但他必须献出那生命。当他献出那生命时,他死了。正如圣经所说的,他宝贵的魂下到阴间,代替了你我的位置。亚伯拉罕王室的种子。什么?他是王室的种子。哦,荣耀!

我们现在是王室的种子。什么?像他一样持守道。因为太初有道,道与神同在,道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你没看到王室的种子在哪里吗?王室的种子是那持守道的。
90

你们这些愿意跟魔鬼和世上的时尚妥协的怯懦者。(我不是对你们说的。)是对外面的人,你们传道人知道你们传讲神迹的日子过去了,你们传讲没有像圣灵的洗这回事,你们应当感到羞耻,还自称是亚伯拉罕的种子。

王室的种子会持守这道。王室的种子,不是从人生的,跟男人或女人毫无关系。女人是教会,跟教会毫无关系。马利亚跟那种子毫无关系。教会,所谓的组织也跟那种子毫无关系。它是从什么生的?不是从组织,不是从卫理公会、浸信会、长老会、天主教会、路德派等等。
而是从神应许的王室种子生的。那位才是得着仇敌城门的。城门已经为他夺取了。“因为你们若常在我里面,我的话也常在你们里面,凡你们所愿意的,祈求,就给你们成就。”就是这样,那是应许;已经成就了。
91

他宝贵的魂下到了本来是我应当去的阴间。但在第三日……参孙把城门扛在肩上,跟这个没法比;耶稣夺取了阴间的城门、坟墓的城门和其它一切的城门。他不是把城门扛到山上,而是把它摧毁了。哈利路亚!他得着了仇敌的城门。

充满魔鬼权势的氛围从上面来的天使,没有任何东西可以降下来。不可能有代求,因为山羊的血不能除罪,但耶稣自己的血除去了罪。
他升上了高天,掳掠了被掳的,将各样恩赐赏给人。现在,每个愿意付出代价下来、悔改他们罪的亚伯拉罕的种子,都要奉耶稣基督的名受洗,叫你们的罪得赦,被圣灵充满,忍受试验。
92

当你从你身上除掉世界,那些过去的事,一切错误的事,一切看起来错误的事,像那些剪头发的女人,乱来的男人,有组织的教会,迎合执事的牧师,各种那样的事……一些世俗的其它事进入了教会,导致一个可怜的牧师,把他踢出教会。

牧师,继续前进;神祝福你。要持守道。不接受别的。
93

他升上了高天。他怎么做呢?他挖了一个洞,开了一道门,使亚伯拉罕种子的祷告……为什么?为什么?如果我们是基督的身体,如果我们死了,我们算自己死了,在基督里埋葬了,在复活中与他一同复活了。他是身体的头。头在哪里,身体跟头在一起。今早,每个那样做的人都与王室的种子一同坐在天上。赞美神!

94

没有了城门。你不能祷告到这个地步,说:“哦,哦,有一句话。”哼,它就把你关在那里了。

但如果我们的心不责备我们,我们知道我们正行走在神的命令中。我们看到自己的生命清洁了;我们看到这个。神命令的一切话,我们都持守了。那么,一切仇敌的城门都得着了。凡你们所愿意的,祈求,就给你们成就。他必得着仇敌的城门。弟兄啊,那将会是一个怎样的教会!
当我再回到凤凰城,若主允许我,我希望当我走进这会堂时,这些长凳都坐满了,本城全福音运动的每一条长凳都坐满了永生神的圣徒。样子像基督徒;说话像基督徒;举止像基督徒,有神的灵运行在他们中间,如果一个人犯罪,圣灵当场就会叫出来。
95

它必这样做。你们在祭坛这里的祷告队列中看到了。在那里说:“你必须回到那里,跟你的丈夫和好。”“去告诉你妻子,前天晚上你跟那个坐在某个位置上的女人出去了。”如果它会借着行在光中,听从那微小的声音来这样做,它也必在你里面做。你是亚伯拉罕的种子。那样,就没有罪了。

传道人,你不想在你的教会里看到这个吗?走进教会里,往下看着这边,看到男人女人敬虔、圣徒般地坐在那里,充满了神的大能。罪不可能进来。一个男人走进来坐下,圣灵起来说:“约翰·琼斯,你来自某某城市,某某地方。他来这里寻求身体的医治。(瞧?)他在某个地方做了一件事。他做了这事。他必须收回去,纠正这事。神就必医治他的那个癌症,主如此说。”哦,天哪!
96

给我一个教会;给我十个真正是神宝石的人,王室的种子,把他们聚在一起,看会发生什么。给我满屋子像那样的人,我必指给你看一道光,世人都必奔向这光。是的。那正是神要我们成为的样子。你们是造在山上的城;你们是亚伯拉罕王室的种子。他必得着仇敌的城门。

疾病?疾病有一个原因;这些事有一个原因。神,圣灵在这里,要揭示出那件事,告诉你为什么你没有得到。我们出了什么问题?我们不用怀疑它会不会做;它已经在做了。你怎么做呢?
留意那位先知。他不是听大风,“荣耀归神,哈利路亚!”
那很好。呐,记住,我不是责备那个。我希望大家明白这点。
97

有人说:“伯兰罕弟兄不相信说’荣耀归神,哈利路亚’。”瞧,请朝台上看着我。我相信叫喊、说方言、跳灵舞。

但是,弟兄,你没听见道的那个微小的声音,那是你应当关注的,就是这件事。
以利亚知道这一切复兴正在外面进行,但他……它从未在外面吸引以利亚,但当以利亚听见神的那个微小的声音,他就被吸引了。他蒙上脸,走出来。为什么?以利亚是跟随道的亚伯拉罕的种子。
“你们若常在我里面,我的话也常在你们里面,凡你们所愿意的,祈求就给你们成就。”
98

让我们低头祷告一会儿。 哦,教会。当我像这样讲完道后,我有怎样的感觉啊。圣灵慢慢离开了我,我回头看。我看见了那些伸手到口袋里,把给他们孩子的食物拿来给我的人。我看见这里的妇女,也许留着短头发。他们怎么做的?他们在世上尽他们所能地为我做任何事。像那样跟妻子生活的男人,我用道把他切成了碎片,刺痛,他的良心被打落了。然而那人出去,拼命工作,把他的十一奉献寄给我。是的。那使我觉得难受,又回到了肉体。你瞧?我说了什么?我不是有意要伤害。不是那样的。

但是,弟兄啊,我亲爱的弟兄姐妹,如果那是神的道,这是他的灵正在使那道对你们来说成为生命,在审判的日子会是什么呢?我竭力要让你们为着那日子做好准备。
99

请,请接受他的道。

如果我传讲了任何不是从道而来的,不是神的应许的东西,那你们有权利来找我。但那是道。是因为我爱你们。因为我不想要你在那船上。因为那船不能带你过去。有一天你会粉身碎骨的。
你必须面对审判。“犯最小的罪就是犯了全条。”当你知道什么事是应当要做的正确的事,是应当去做的神的道和应许,而你却没有做,会怎么样呢?你将被要求给出理由,是什么呢?在审判的日子,今早这个信息要在那边的屏幕上与你面对面,会怎么样呢?想一想,朋友们。你可能在今天结束前死去。我们所有的人都可能。有一件事是肯定的,你会死的。
100

那天,我站在那里观察我妈妈,我把她抱在怀里。此前我也抱着我爸爸,看他离去。

我看到人们走到道路的尽头,他们认为他们真的是没问题的,说:“哦,伯兰罕弟兄,哦,巴不得我能活得久一些。”那时就太迟了。记住,死亡不改变魂;它只改变魂居住的地方。如果你看到你里面有东西……现在要明智。如果你看到你里面有东西使你那样举止、那样感觉,好像是你不应当感觉到的,今早就悔改,好吗,朋友?来吧。你不需要像那样。你是个可怜的人。要活出真正王室种子的生命。今天神想要你。
101

当你低着头、心也俯伏时,你愿意举手,说:“伯兰罕弟兄,我向神举手。老实说,从我心里,那是我想要成为的。那的确是我想要成为的。我……我在这里搞乱了等等。但其实我不想要像那样。我想要成为你今早所讲的。伯兰罕弟兄,请为我祷告;我向神举手,伯兰罕弟兄,不是向你举,而是向神举。在我心里……神知道我的心;我渴望成为你所讲的那种基督徒,借着耶稣基督成为亚伯拉罕王室的种子。”现在请举手,说:“我要……请为我祷告,伯兰罕弟兄。”神祝福你;神祝福你。他肯定会为你这样做的。

102

我们的天父,在你话语的光中,在你复活的大能中!主啊,我意识到,许多时候那些可怜的人因不同的说法在这里被扭曲了。人们几乎不知道要做什么,一个人来说一件事,另一个人来说另一件事。

在凤凰城这座旅游大城市里,哦,各种东西从全国各地涌进来,既有肉身的,也有属灵的。那天站在山上,想到在这里,神的名一天被枉称了多少次,发生了多少淫乱的事,在街上有多少罪和酒鬼,在酒吧,小酒馆,等等,许多人宣称自己是信徒、基督徒。
女人手里拿着烟走在街上,穿着不道德的衣服走着,你说这在你面前发臭,是可憎的,好像某处一个肮脏、污秽、发臭的旧尿壶。神啊,一个宣称拥有圣灵的女人,知道那在救主的鼻子里,闻起来是像那样的,还怎么能做这样的事呢?发臭。神的国里怎么能有这样的事呢?父啊,巴不得他们知道他们离神的国相差十万八千里。
103

神啊,我祈求怜悯。没有人想要去失丧者所在的那个地方。没有人想要去到那里,父啊。决不要让我们中的任何人去。然而那个人、那个男人、那个女人里面是一颗好心,一个宽厚、和蔼、仁慈的男女,却被魔鬼欺骗了。是魔鬼做了那事。

撒但,我反对你,因为你是我主的仇敌。你是他道的仇敌。我靠着神的儿子耶稣基督命令你,作为一个必死的人,我知道我里面没有能力。我没有能力阻止你;我没有能力使这些女人中的任何一个洁净,使这些听录音带或任何地方的男人中的任何一个洁净。我没有办法使他们洁净。我没有能力。但我的确有神话语的权柄,来传讲它,作为一个仆人,我有责任得到那权柄。外面的警察也没有能力阻止一辆汽车,但他有权柄让车停住。
104

撒但,你最好刹车,因为我靠着耶稣基督命令你,松开全世界的这些人,不管这信息可能被传到哪里;松开他们。我认领他们,他们被买赎了;他们不再是他们自己的。他们是用亚伯拉罕王室的种子主耶稣的代价买赎的。

你这污秽、肮脏、发臭的伪君子,迷惑人的,要领那些瞎眼的人进入阴间的坑中,松开他们。我靠着永生的神、靠着他儿子耶稣的祭物命令你,松开他们,使他们的魂能被主的祝福和同在所充满,使他们能得着仇敌的城门。你让他们等候这个、那个或别的,或某个神圣的触摸什么的。但我说你要战败了。
105

疾病怎么能在像这样的恩膏面前站立呢?只有当他们拒绝,看的是那边的应许,就像祖宗亚伯拉罕,一百年过去了,他能看见神以人的形体显现。

松开他们,奉耶稣基督的名,让那些人走。
当今早他们被道洗净时,愿神的大能,对道的认识,愿他们认识到神对他的道和应许保持真实,他们的持守不能被撒但拆毁。愿每一个人都抓住那个应许,说:“这个就是;我持守它。神做了应许。我是亚伯拉罕的种子;我怎么能怀疑他的应许呢?”靠着我们的主耶稣基督继续前进,阿们!
我爱他……
今早很严厉,朋友。现在让我们甜美地敬拜。
因为他先爱我,
为我付出救恩赎价,
在各各他。
106

有可能吗?没有亵渎,当然没有。这是虔诚的。让我们向我们所爱的那位举手,说:

我爱他,我爱他,
因为他先爱我,
为我付出救恩赎价,
在各各他。
呐,对这里的每一个妇人或女孩来说,这是我的手;神爱你们。对这里的每个男人或男孩,神爱你们。我爱你们。呐,我无法伸手握住你们每一个人的手,但神向你们表达了我的意思。当我们再唱一遍时,请转过身跟某个人握手。“你们若有彼此相爱的心,众人因此就认出你们是我的门徒了。”
我……
为我付出救恩赎价,
在各各他。
我爱他,我爱他,
因为他先爱我,
为我付出救恩赎价,
在各各他。
107

你们岂不爱他吗?[会众说:“阿门。”编者注。]圣灵那甜美的感觉……道是一个清洁过程,把你冲刷干净,使你成为一个新造的人,除掉所有的……道比两刃的剑更快,行割礼,切除世上的一切东西,瞧?然后我们感到清洁,被冲刷干净,接受和相信主。那就是我们唱歌的方式:

我爱他,我爱他,
因为他先爱我,
为我付出救恩赎价,
在各各他。
这美妙吗?我真的是全心地爱他,瞧?让我们再试一遍,现在大家放声来唱。
我爱他,我爱他,
因为他先爱我,
为我付出救恩赎价,
在各各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