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0121E 羔羊的婚礼

1

谢谢你,爱德华弟兄。主祝福你。晚上好,朋友们。今晚又来到团契堂实在是一份荣幸。今天下午我经过的时候,看了看它所在的地方,看见“团契”这个词,它非常适合我。爱德华弟兄,我喜欢这个:“团契”。那正是我们所信的。

我的一个老朋友,他刚刚回家与主同在了。你们许多人可能知道他:F·F·博斯沃思博士。你们许多人……我相信,他跟我来过一次凤凰城,是个非常勇敢的人。他是个……他是个老圣徒,但他有幽默感。他一次对我说,他说……我不断讲到团契。
他就说:“伯兰罕弟兄,你知道团契是什么吗?”
我说:“哦,我想是的,博斯沃思弟兄。”
他说:“就是两个人在一只船上。”
所以这挺对的,彼此分享空间。
2

我看到你们许多人举手表示知道博斯沃思弟兄。既然你们知道他,我就想讲一两句他在地上最后的时刻。我认识他有一段时间了。我还没有出生,他就在地上传讲福音,为病人祷告。所以,你们能想象他有多大的年纪。我想,主让他活到了大约八十五岁,类似这样,他死的时候仍然是个勇敢的老人。

3

他七十五岁时,我相信是的,他和我在……我相信是在迈阿密的埃奇蒙特宾馆。我们吃了晚饭,走到波涛正涌入的海滨,观看月亮升起来。当时我大约四十岁,我的肩膀都垂下来了,像那样走出去,而他大约七十五岁,还是腰板笔直。我看着他,羡慕他。我说:“博斯沃思弟兄,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他说:“只管问吧,伯兰罕弟兄。”
我说:“你什么时候状态最好?”
他说:“就是现在。”瞧,我为自己感到羞愧。他说:“你忘了我只是个孩子,住在一座老房子里。”他说。
4

那就是博斯沃思弟兄。7 当我听到他要去见主时,我开着车简直要把轮胎都烧坏了,赶到迈阿密去见他。妻子和我到了那里;博斯沃思一家和我们一家是很亲密的朋友。我们进去了。老前辈正躺在长沙发上,他抬起他光秃秃的脑袋,瘦弱的手臂那样向我伸过来,泪水顺着我的脸颊往下流,我将他搂在怀里,喊道:“我父啊!我父啊!以色列的战车马兵!”因为如果曾经有一个老人给五旬节运动带来了庄严,那就是博斯沃思弟兄。他肯定是;他是个了不起的人物。

5

你知道,他首先想做的事,你知道,还是像那样跟我讲一个笑话。

我说:“博斯沃思弟兄,你会好起来吗?”
他说:“不,伯兰罕弟兄,我本来就没生病。”他说:“我只是要回家了。”
我说:“哦,那很好。”
我们刚从非洲的宣教工场上回来,他和我。他说:“我只是太老了,不能再活下去了。”他说:“我要回家了。”
我说:“博斯沃思弟兄,你想建议我做什么呢?”
他说:“持守福音。”他说:“尽快地回到宣教工场,”说:“那就是我的建议。”
6

我说:“博斯沃思弟兄,我还有一件事想问你。”

他说:“是什么呢,伯兰罕弟兄?”
我说:“呐,你已经把将近六十年的时间用来事奉主,或者更久,”我说:“什么时候是你一生最快乐的时候呢?”
他说:“就是现在。”
我说:“博斯沃思弟兄,你知道你要死了吗?”
他说:“我不会死。许多年前我就死了。”他说:“伯兰罕弟兄,过去六十年以来,我惟一爱着和关注的事情,现在我正等候主随时来打开那扇门,来接我走。”
我想到了那首《生命颂》。
伟人的生命提醒我们,我们可以使生命崇高, 将离别抛在身后,岁月虽逝足迹犹存。
而他的确给我留下了足迹。
7

在他死之前,或去荣耀之前大约一个小时,或者是他去世之前几个小时。他睡了约有几个小时;他妻子、几个儿子和亲人站在周围,老人醒了过来,四处观看,站起身来,在地板上走动,跟他去世多年的妈妈握手,跟他爸爸握手。他跟人们握了一个多小时的手,说:“这是约翰弟兄。是的,在伊利诺斯州乔利埃特的聚会上,你归向了基督。这是某某弟兄……”跟许多年前去世的他带领信主的人握手。

8

我告诉你,有时候我相信,在我们离开这个世界进入另一个世界的那个时刻,我相信有时候当……你知道,不管怎样,过那条河是很难的。我相信,或许主会对我们的亲人说:“到河边迎接他们去吧。”因为就像雅各说的:有一天我们将归到我们的列祖那里。

我也仰望那个日子的到来。那时,当我地上的什么结束了,或者说神完成了我身上的工作,我看到我已经夺取了我所能夺取的每个堡垒,穿越了每一条荆棘小路,爬过了每座大山,我想回头看看我所经过的旅途。
当我走下那条河时,我总是说,就像这里的黑人,他们有一首他们所唱的歌,“我不想在河边有任何麻烦。”我要现在就把一切纠正过来。
或许把剑收回到鞘里,摘下头盔,把它放在沙滩上,举起双手,大喊:“父啊,求你带来救生艇;我今早要回家了。”他必定会在那里。不要担心;我相信这点;我想那是我们每个人心里的愿望。
9

呐,今晚跟这位可爱的牧师和他的教会,还有这份美好的事工,以及这些在基督里寄居在凤凰城这一头的人来到这里,实在是一份极大的荣幸。我们确实是寄居的。我们在这里是客旅,是寄居的;我们正在寻求一座城。

正如我今早在富勒弟兄的教会里所讲的“王室的后裔”。
10

呐,如果你有录音机,我没有提到过……但今早有件事发生了,我……如果你有录音机,如果你拿到了一盒磁带,我肯定你会很感谢的。马奎尔弟兄有这些磁带。“亚伯拉罕王室的后裔。”

瞧,亚伯拉罕的后裔是以撒,是肉身上的犹太人。但王室的后裔则是藉着应许来的基督。基督是神彰显出来的道。今天,它在我们的心里,因为我们……“你们若常在我里面,我的话也常在你们里面,凡你们愿意的,祈求就给你们成就。”[约15:7]
11

呐,从我来到这里,我提到过许多次凤凰城。我第一次来是三十五年前;当时我住在汉肖16号,在维肯堡那里的圆圈R农场工作。我跟一个小女孩去了汉肖16号那里,那天我去找那个地方,但那地方甚至都不叫汉肖了;现在叫七叶树。那是个大城市,就在凤凰城的大都市区域。一切都改变了很多。

12

妻子我和上了南山,回头看凤凰城。我想,大约三百年前,这里可能只有郊狼和仙人掌等等。现在,它是个繁华的大都市了。

呐,我说:“亲爱的,它是转变了还是歪曲了?你可以自己做个判断。在我看来它是歪曲了。因为如果男人、女人走在街上,向神举手,赞美神,弟兄姐妹活得像样;那么,这些高大的房子,美丽的建筑,才是好的,而不是喝酒、赌博、抽烟、说谎、偷盗、啤酒馆,所有这些邪恶的事。在那一切中间……”
妻子对我说:“呐,比尔,你为什么来这儿呢?”
我说:“亲爱的,从我们在这里坐了十五分钟起,整个山谷讲了多少的谎言?有多少的誓言妄称主的名?整个地方抽了多少的香烟,喝了多少威士忌,犯了多少奸淫,就在我们刚来这儿一会儿?”
她说:“那不是很糟糕吗?”
我说:“亲爱的,我们来这里的是有一个目的。从我们到这儿之后,有多少信心的祷告升了上去?’你们是世上的光,’那就是我们来这里的目的,要跟这里的这些小教会肩并肩,尽我们所能做一切的事,来帮助它继续前进,做一个……”
13

你们都……你们圣徒对我是个祝福。我希望我来这里探访对你们也是个祝福。当我发现我得探访不同的宗派、组织,不同的教会等等,整个凤凰城山谷的弟兄,我的心就非常激动。那是在我要讲道的大会之前,在基督徒商人团契大会,我想是星期六早餐会,接下来是星期天下午的聚会,下个星期天。跟那些弟兄们相见一向都是一份荣幸。我想他们那里有大约两千五百个座位。有很多的空位给我们所有的人坐。我们希望在那里见到你们。

14

呐,有这个团契的时间,从一个教会去到一个教会讲道,我想我今早讲道,讲得自己都沙哑了,大约讲了一个半小时;那还是一篇短的。通常在家里的教会中,不到三、四个小时我是不会出去的。我只是……我不是个传道人。我只是向主发出喜乐的响声。我非常喜欢那么做,我想既然我这么喜欢,那我就继续这么做吧。

我有四、五个不同的主题,但我把人们留得太久了。我知道确实是这样。今晚,老实说,一点之前我们肯定会离开这里的。我几乎可以向你们保证这点。我几乎……感觉如此美好的一个灵,凡事都这么可爱,我肯定圣灵会给我们一份祝福。
15

呐,最近几个聚会中,我没有举行任何医治事奉。一天晚上,在弟兄(耶稣之名,牧师叫什么?)奥特罗弟兄,奥特罗弟兄的教会,那里有那么多人想要接受祷告。我让我儿子分发一些祷告卡。后来两个晚上,圣灵大大地降临在教堂里,你们都知道。你们参加过我的聚会;你们所有的人都参加过。你们看到辨明的事等等。呐,我注意到积累了那么多要接受祷告的人。我注意到,第一场是从星期三和星期四开始的。我还以为我要等到星期天以后,因为,如果你在教会里举行医治聚会,你瞧,我到处宣布叫每个人星期天都守住自己的岗位。你瞧?这些特别的聚会只是看望弟兄们。我们想要每个人都持守自己的岗位,因为你的牧师正在等候你。那是你应该在的地方。

16

所以,瞧,我想,明天晚上,若主愿意,我不……(明天晚上我们是在哪里?亚利桑那州坦佩的奥唐纳弟兄那里。)呐,如果你的教会里没有安排什么特别的事情,而且有病人的话,嗯,明天晚上我要为病人祷告,只是叫正常的祷告队列,为病人祷告,或许是星期一、星期二。我们看看。我本来应该……我不知道。星期三晚上我也有聚会吗?星期三晚上,然后从星期四开始就是大会,对吗?好的,弟兄。还是你来通知吧。

[原注:弟兄通知:“你们今晚在这里;明天晚上我们是在坦佩神召会;接着23日是在山景和森尼斯洛普;然后24日是在中心神召会。”]
好的,很好。
[原注:弟兄说:“我自己也记不清楚了,我有点搞混了。”]
17

不要那么认为。那天我说到记性不好了时,杰克·摩尔弟兄对我说:“你以为你很糟糕。”他说……

我说:“杰克弟兄,我在讲话,却记不得我讲什么了。”
他说:“嗯,别以为那很糟糕。”他说:“我给某个人打电话,却问他:’你找我什么事儿?’”嗯,这是有点糟糕了。瞧,那听起来可能是开玩笑,我认为在讲台上开玩笑是不对的。但不管怎样,神的儿女是快乐的孩子。所以我们,我们只想……我认为那有点滑稽。
18

你们都……你们许多人知道杰克·摩尔弟兄。他是从路易斯安那州,什里夫波特的生命堂来的,是非常好的弟兄。所以,他那样告诉我。他也是个承包商。

他说:“不要认为那很糟糕,伯兰罕弟兄。”说:“那天我给某个人打电话,拨了他们的号码,他们回答说:’喂。’我说:’你有什么事儿?’”
我想:“哦,那是挺糟糕的了。杰克弟兄。”
所以,我想,要是能把朋友和病人带来接受祷告,会很好的,我们会为他们祷告的。
19

呐,今晚,我想过今晚我在这个可爱的小教会应该说些什么。我想:“瞧,我不知道。”我只能选取一个小题目,相信主必在某个地方调和这些话语,让它落在会帮助人的地方。我从未想方设法选一个题目,我总是想感到被带领,然后写下一堆的经文,等等。到时,若主往不同的方向带领,那我就照着主的带领去走。我想我们都应该是这样做的,对吗?都是这种方法。

20

呐,有一件事,我想要每个教会向自己本地的肢体宣布这件事,就是如果……当你为你的牧师和亲人祷告完了后,别忘记了我,因为我每天比以前更加意识到,我们就要走到道路的尽头了。

几个星期前,我刚埋葬了我的母亲。我把她抱在怀里,直到神把她的气息和灵魂带去天堂。我看到一个被圣灵充满的妇人勇敢的死去,看到她走到道路的尽头。我想:“哦,我应该让每个母亲都像那样。我必须做一件事来让……尽我所能的,让人们看到它真正的意义。”
21

朋友们,我深信这有一个更深刻的意义。我认为我们有点轻视了这个的真正意义。我认为我们应该记住,如果神是那么圣洁,以至天使在他的眼里都是污秽的,我们看上去又如何呢?瞧?没错。所以,我们要记住。记住,神正坐在永恒的那边,比太阳系所有的太阳都更明亮,“圣哉!圣哉!圣哉!”天使用两个翅膀遮脸,遮脚,在他的面前飞翔,呼喊:“圣哉!”我们应当如何呢?所以我们……那正是我们想要做的。

22

我觉得这个……神的国好像人拿网去到海边(耶稣说的),撒在海里。他把网拉上来,收聚了各种东西。当然,好的鱼被保存起来;其它的清道夫回到了水里,像小龙虾、蛇、蜥蜴、淡水龟等等。但福音的网会捕到这一切。我们……有一天,将是我们撒下最后一网的时候,弟兄。没错。你我无法说哪个是鱼,哪个不是鱼。我们不知道。我们只是撒网,拉网。就是这样。神知道属他的人。他预先知道的人,就召他们来;所召来的人,又称他们为义;所称为义的人,又叫他们得荣耀。所以我们正在等候,只是撒网。今晚站在爱德华弟兄的教会中,在这个地方帮忙撒网,是我的荣幸,要看有没有什么鱼是神为他的国度预备的。

23

呐,在我们读神的话之前,让我们低头向这道的作者说几句话。我们低下头,在这神圣的时刻,我们就近永生神的道,也就是神,我想知道这里有没有什么人心里有需要,他们想要在这祷告中蒙记念的,可以借着举手让我们知道。主耶稣看着这群会众,他知道每一颗心。谢谢。

24

最仁慈、圣洁的神,全能者,以全能者的名向亚伯拉罕显现的伊勒沙代,乳养的神,力量的赐予者,养育弱者的,求你今晚来到我们这里,父啊。我们意识到我们的软弱和错误。我们在你面前认罪,把罪放在审判的铜坛上,祈求耶稣基督的宝血借着我们所献的祭,把那些罪除掉。神啊,求你应允。

我们交出我们的生命和我们所有的一切。主啊,你所赐给我们的微小才能,求你用它来荣耀神。求你祝福这个教会,可爱的牧师、执事和理事,整个理事会,每个进入这个叫作“团契”教会的肢体。神啊,我祈求当那些男人和女人,当他们走进这地方的那扇门时,愿他们因圣灵在这所建筑中美好的次序,而被感召、俯伏。主啊,求你应允。
25

我们再次求你赦免我们的罪恶和过犯。记念那些举手的人。主啊,在那只手的下面,是一颗需要从你那里得到一些东西的心。或许只有你能赐予。父啊,我祈求你应允。不管他们需要什么,求你丰丰富富地赐给他们。主啊,若有什么病人,求你医治他们;若有什么人跌倒在路旁,求你坚固那人发酸的腿。“压伤的芦苇,他不折断;将残的灯火,他不吹灭。”[太12:20]我们知道他决不会拒绝压伤的芦苇,他必缠裹。天父,我祈求,若有什么灵破碎了、泄气了,或软弱的手下垂了,膝松弛了,愿它们今晚被抬起来,主啊。愿圣灵医治我们的心和灵,医治我们的身体,我们为此将一切的赞美归给他。我们奉耶稣的名求,阿们!

26

如果你想要翻开经文,大约讲三十分钟,我想要你们跟我一起从《启示录》19章里读,我想一直读到第7节。

¹这些事以后,我听见天上有极多的人大声说:哈利路亚!救恩、荣耀、尊贵、能力,都归主我们的神。²他的审判是真实公义的;因他审判了那用淫行败坏全地的大淫妇,并从她手中讨了流仆人血的罪。³又说:哈利路亚!烧淫妇的烟往上冒,直到永永远远。⁴那二十四位长老与四活物就俯伏敬拜坐宝座的神,说:阿们!哈利路亚! ⁵有声音从宝座出来说:神的众仆人哪,凡敬畏他的,无论大小,都要赞美我们的神!⁶我听见好像群众的声音,众水的声音,大雷的声音,说:哈利路亚!因为全能的主神掌权了。⁷我们要欢喜快乐,将荣耀归给他。因为,羔羊婚娶的时候到了;他的妻子也自己预备好了,
今晚我想讲一讲“羔羊的婚礼”这个主题,就几分钟。我们对这段经文太熟悉了。
27

毫无疑问,你们这里可爱的牧师肯定也传讲过这个主题很多次了。

我们知道会有一位新妇,会有一场婚筵在空中举行。那就像神一样确定,因为那是他的道。
我们知道那些组成这新妇的人将是主的教会,他们将毫无斑点、毫无皱纹地出现在主面前。现在他们在地上已经拥有了让自己预备好的材料。
28

如果你注意,经上说:“她也自己预备好了。”很多人说:“如果主除掉我身上的这个邪灵、喝酒、赌博、说谎或偷盗,我就会事奉他。”但这取决于你。你也必须做一件事。“得胜的,必承受一切为业,”得胜的。你有能力那么做,但你必须愿意把它放下,瞧?她也自己预备好了。我喜欢这句话。

你瞧,神不会把我们塞进一个小管子,然后把我们从另一头拉出来,说:“得胜的有福了!”你根本就没有任何东西需要你战胜的;只是他把你推过去了。但你必须自己做出决定;我必须自己做出决定。藉着这么做,我们就向神显出了我们的信心和尊重。
29

神应许亚伯拉罕一个孩子,但他必须持守这个应许二十五年,在那二十五年中,他经历了起起伏伏和试探;但他持守了那应许之道。

神应许以色列一块应许之地,但他们必须为每一寸土地争战。“凡你们脚掌所踏之地,我都赐给你们了,”神对约书亚这么说。它都在那里。土地在那里,神赐给了他们;但他们必须为土地争战。
30

关于神的医治也是一样的。神有能力医治你,如果你有勇气接受它的话。但你要为每一寸道路争战。神有奇异的恩典拯救你,他要做这事。但你要为你的每一寸道路争战。我站在讲台后面已经三十年了,而其中的每一寸道路都一直是场争战。当然是。但如果我们要作王,就必须争战。所以,我们发现,新妇必须自己预备好了,愿意“放下各样缠累我们的重担,存心忍耐,奔那摆在我们前头的路程。”我们必须自己放下它们。我们不能说:“神啊,求你来,为我们放下它们。”我们必须自己做那事。

31

呐,我喜欢思想一下婚礼。我有幸给好些人证婚。我想,当我把一个年轻男人和年轻女人带到祭坛前,看到他们从教堂走下来,她非常美丽,穿着结婚的礼服,帕子盖在脸上,垂下来;新郎笔直,穿得漂亮,年轻,充满了活力,他们在一生最美好的时候走到那里,立了婚约,我认为这里面有些甜蜜的东西,有些神圣的东西,因为它让我想到有一天将有另一场伟大的婚礼,基督的新妇要走下荣耀的走廊。新郎要把一切都预备好。将有一场婚礼和婚筵。

我们多么喜爱想到彼此坐在桌子对面,互相握手,眼泪顺着脸颊往下流。想一想,主要走过来,擦去我们的眼泪,说:“不要哭;现在一切都结束了;可以进入主创世以来为你们所预备的喜乐中。”哦,弟兄,那会使我们更加彼此相爱。
32

我认为今天的教会也是这样,是由所有相信基督的教会所组成的新妇。它不是教堂建筑,也不是组织或者宗派;而是在教会里的个人组成了新妇。

33

我在肯塔基的路易斯维尔有一个好朋友,华莱士·考伯博士,是基督会的传道人,进来领受了圣灵,牧养路易斯维尔最大的一间教会,开放之门教会。他是我的一个非常宝贵的朋友。几天前,我站在街上,看见他走在街上。我一直爱他,他也爱我。

有一天,他做扁桃体手术,因流血过多快要死了。他们让他住在圣约瑟医院,他们说他要死了。
麦克斯白登夫人打电话给我,说:“华莱士·考伯博士……”那时我还不认识他,但我知道有一个开放之门大教会。她说:“他要死了。医生给他打针,做了各种的事。他们把线缝上了。他一直出血,他们无法止血。他的血不凝结,(你知道)无法止血。”她说:“他们叫了宣教士进来,他们要你也来为他祷告。”
34

瞧,我听说过华莱士·考伯博士,所以我有点勉强,但我还是去了。我往病房里看,有宣教士和了不起的传道人,所有的人都在里面哭喊、祷告,我想:“哦,我一个小不点,一个圣滚轮要进去吗?我最好就呆在外面。”于是我走到厅里的可口可乐机器后面,祷告神止住考伯弟兄的出血。

然后我下来,出去,回到家里,大约十五分钟后,电话又响了,说想知道我为什么这么久还没到。
我说:“我去了。但里面人太多了,我感到没有带领要进去,(瞧?)可能是那么多了不起的传道人在里面。”
他说:“现在就来,”说:“这人活不了多久了。”
35

于是我又过去了。当我进到里面时,他正努力叫一个天主教徒姐妹接受基督作个人的救主,他还流着血,血从他口里喷出来。我走进去了。

他说:“你好?”
我说:“你好?”他坐在床上,那样咳嗽着,血流出来。
他说:“你叫什么名字?”
我说:“我是伯兰罕弟兄。”
他开始哭了,拥抱着我。我在那里跪下来。
呐,那是路易斯维尔开放之门教会的华莱士·考伯博士。你可以给他写信。血在那个瞬间就止住了;再也没有流了。从那以后,我们就成了非常非常好的朋友。
36

那天,我遇见他,他说……(奥斯瓦德·J·史密斯,你们许多人知道史密斯弟兄。他是个了不起的宣教士,他来见考伯弟兄,因为他很喜欢他。)

他说:“考伯弟兄,你知道,”他说:“我”(关于他妻子的事……)他说:“我最初结婚时,”说:“我觉得,瞧,如果我犯错了,我会……哦,我可以再找一个,”因为他年轻。但他说:“孩子出世以后,”说:“那时若没有她就有点难了。当你到了大约五十岁时,你没有她几乎不行。你越老,就感到越是那样。”
我说:“我猜那大概是对的。我……”
之所以说到这个话题,是因为你知道女士们多么能购物,我妻子在那里。她简直是购物皇后。她能一直呆在那里。跟她在街上逛,走的我脚都疼死了。他告诉我,说:“瞧,你没有她就不行了。”这是为什么说到了这个。我回到家,坐在房间里思想:“是的。”我把它应用在别的事上了。
37

你知道,当我最初悔改信主,成了宣道浸信会的传道人,我想,如果一个人不是浸信会信徒,他就没有得救。就这么简单。我胳膊下夹着一本圣经,我认为主呼召我使每个人都成为浸信会信徒。谁不像浸信会信徒那样相信,谁就根本不是信徒。

随着日子过去,我认为整个工作都归我一个人做。后来我发现,我注意到另一位有教会的弟兄,一位牧师。他也像我那样努力地拉人。毕竟,毯子也向他伸展给了他一点,你知道。后来我们发现,我们互相需要对方。呐,当我们走了这么远时,没有对方就有点难办。就是这样。我们必须有对方。
我相信这也在这场伟大的五旬节运动中。我很高兴看到那些冷漠的障碍拆毁了,神的伟大教会开始藉着团契联合。这表示婚礼现在临近了。不管石头被切割的多么独特,它们在那房子中的某个地方有个位置,如果它们是主的石头的话。
38

呐,婚礼在某个意义上预表了……地上的婚礼是天上婚礼的预表。呐,让我们来看一下这事,排演一下。第一件事就是:必须做出一个决定。发生在自然婚姻中的头一件事是必须做出一个决定。年轻女士必须决定她要不要这个年轻男人;年轻男人,他要不要这年轻女子。必须做出一个决定,你必须做决定。她必须是世上你唯一爱着的女子;他必须是唯一的男人。如果不是,那你就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

为基督做的决定也是这样。首先你必须得做的,就是决定你要不要事奉神,接受他作你的救主,还是你不想这么做。你要事奉世界,还是要事奉基督?你必须下决定;必须做出决定。当你下决定你要么事奉神,要么事奉玛门,然后你做出选择。但必须做出决定。
39

然后,你做出决定之后,接着就是订婚。这是在祭坛上发生的。你必须在结合之前订婚。对基督的教会也是这样的。它必须跟基督订婚,一个誓约,订婚,一份爱情。

接下来的事,就是做承诺。必须彼此承诺,好像你做出承诺:“亲爱的,如果你嫁给我,我承诺我必忠诚、忠实。我不再注目别的女人。”
或者,“我不再注目别的男人。我必做一切来尽妻子的本分。如果我们有孩子,我会做一切来尽母亲的本分。我必做一个持家的人。”在一个正确的婚礼上,必须做出所有这些承诺,或者应当做出。
40

当你归向基督时也是一样的。“主啊,如果你接受我进入你的国,我答应……”就是这样。“我必爱你;我必忠实于你;我必昼夜事奉你。”我们若是忘了那个,就太糟糕了。“我必昼夜事奉你;我必禁食;我必祷告;我必忠诚于你;我必把我的十分之一放进库房;我必一天祷告多次;我必做任何事;我必保证我所有的爱都给你。”那就是你所该做的。绝对没错,不管你在哪里承诺,它应该是从你心里发出的。

如果你那样向你丈夫许诺,而你心里并不是那个意思,那你跟他在一起就绝对不是过着一个正确的生活,而只是成了一种名存实亡的关系。
41

瞧这里。如果你没有牙齿,你使用假牙,呐,那没问题。它是替代你曾经有的牙齿。但其实,那些牙齿并没有跟你连上;它不是你的一部分。如果你的一条胳膊被截肢了,你戴上假肢,瞧,那条手臂其实并没有跟你连上。它只是粘贴在你身上。瞧,它没有跟你连上。

当我们向基督起誓时,如果我们没有成为他的一部分,就像女人应当成为男人的一部分,男人成为女人的一部分,那我们就是人造的基督徒。我们没有真正地……你没有真正地娶那个女人;你可能是忠诚的。如果你不爱你丈夫,他六、七十岁了,你不像起初时那样爱他,那你其实就只是在养育他的孩子。
42

今天太多的教会也是这样。我们只是挂着基督徒教会的名,装作是新妇,其实是人造的;我们一点也没有跟基督连上。我们就像人造的假牙、假肢、假眼一样。瞧,如果我们只是戴上它,那是人造的东西。瞧,你不能戴上基督信仰。你必须跟它连上。

一个只是人造的教会,称作基督的教会,那些孩子并不是生在基督里,而只是从同一个组织里生出来的。只是……他们不是基督的孩子;他们是宗派的孩子,不是基督的孩子。
43

如果那个女人没有真实地跟那个男人连接在一起,那人就不是她的丈夫;这个女人只是起誓要跟他生活在一起而已,她起了一个错误的誓言。她保证爱他,她说她爱他;她没有做到。这个男人一直被骗了。但有一件肯定的事,朋友们;我们骗不了基督,他知道自己的人。

44

但是,你瞧,首先是做出决定,其次是订婚,接着是承诺,然后是仪式。那是新妇取新郎姓的时候。她不再是姓自己的姓了;她取了新郎的姓。

当教会举行仪式,做出自己的承诺,接着她取了新郎的姓。这时她不再是世界的教会了;她是主耶稣基督的教会,阿们!我不是指藉着名字,我是指藉着出生,藉着本性,藉着神的大能。藉着神在心里启示的真理,她成了基督徒的教会,伟大、普世的使徒基督徒教会。她成了基督的一部分。当她那么做时,基督把他自己的灵、自己的生命注入到她里面。圣经在那里对亚当和夏娃说:“你们不再是两个人,乃是一体的了。”当女人—教会嫁给基督时,他们不再是两个人,他们是一体的:基督在你里面,阿们!是的。他的生命进入了你里面。这样你就成了新妇。
45

另外,她起了这一切誓言等等后,仪式讲完了后……就像我妻子结婚前姓布罗伊;现在她不再是布罗伊;她是伯兰罕。呐,她不再是布罗伊;她是伯兰罕。当你进入基督里,你不再属世界了;你是属基督了。这时你不再关心世界上的事;它们对你是死的了。“人若爱世界和世界上的事,爱神的心就不在他里面了。”

所以你瞧,你不可能是个人造的基督徒。你可以是个人造的自称的基督徒,但你不可能成为基督徒,直到基督藉着圣灵的洗把自己注入到你里面。这时你就跟他连接上了,你们不再是两个人,乃是一体的。基督应许要在我们里面,正如父在基督里面。“我与父原为一。你们与我是一,”瞧?基督在我们里面。神所有的一切,他都倾倒在基督里;基督所有的一切,他都倾倒在教会里,要继续福音的工作。
46

这样,我们不是藉着人造的名,乃是藉着生命圣灵的实际,把我们连接在基督里。然后,藉着基督复活的大能,我们复活了,脱离世界上的事,与基督一同坐在天上,阿们!我喜欢这个。

今晚,我们与基督耶稣一同坐在天上,与他一同复活,向世界上的事死了,披戴基督。当我们披戴基督,世界就死了。我们不再在乎世界了。世界对我们是死的,我们……它对我们是死的,我们向它也是死的。
你是个不同的人了,不同的个性,因为你是个新造的人:受造之物,不是同一个受造之物被改善,不是一个人翻过新的一页,乃是一个人死了,重生了,成了在基督耶稣里新造的人。永生神的灵住在这人里面。
呐,就像这妇人不再是布罗伊,她是个伯兰罕,她以那个姓为称呼。教会不再属世界了,她乃是奉耶稣基督的名。她藉着基督自己的生命跟他连接。
47

你在圣经里读过了吗,神所造的第一个人是个双重的人?从属灵上说,亚当既是亚当又是夏娃。但当神照着自己的形象造第一个人,神是个灵,当神把他们放在肉身中,神将他们分开了。他把男性的灵放在男人里面,把女性的灵放在女人里面。

呐,当你看到一个女人想要举止像男人,那就有问题了;当你看到一个男人想要举止像女人,那也有问题了。今天,好像世人全都出问题了。男人想要举止像女人;女人想要像男人。没错,真是这样的。
48

瞧,当神造了一个男人,那太完美了。这表明神不想从另外一个不同的东西里造出女人来,女人不在原本的创造中。她不在创造中,乃是亚当的一部分;她是个副产品。神去到亚当的肋旁,不是造另一个受造之物,乃是从那个受造之物里取出一部分,用它造了另一个受造之物。神取了亚当身上男性的灵……哦,是取了亚当身上女性的灵,放在女人里面。所以,灵和身体成了一体,完美地预表了神在各各他所做的。神借着基督撕裂的肋旁,把他跟教会联结在了一起。神借着那血洁净了人,使教会的肉身成圣;把永生神的灵,就是从十字架上的基督身上取出来的灵,放到单个的人里面。然后他们就是一体的了,瞧?他们就成为一体了。基督和你是一体的了。

49

你和你丈夫也应该是一体的。如果有什么相反的东西,那你们的结合就有问题了。

如果我们身上有什么东西跟基督相反,我们不信他的道,说:“哦,那是给别的时代的,”那我们跟他的结合就有问题了。如果你说:“神迹的日子过去了,没有神的医治,没有圣灵的洗,”把这些用在以前的什么地方,那就表明基督的灵不在你里面,因为:“太初有道,道与神同在,道就是神。道成了肉身……”
呐,当神的道在你里面居首位时,(你瞧?)那就是你和基督成为一体了。“你们若常在我里面,我的话也常在你们里面,凡你们所愿意的,祈求……”因为不再是你自己了;那是神的道:基督在你里面。你们成为一体了。没错。
50

呐,她那么做之后还有一件事。她成就了她的誓言之后,结了婚,取了她丈夫的姓,新郎的姓,这时她就是她丈夫所拥有的一切产业的继承人。她是一切产业的继承人,你妻子是你所拥有的一切产业的继承人。

巴不得教会能知道,她也是这样!她是基督的一部分,有他的灵在里面。耶稣说:“我所做的事,你们也要做,并且要做比这更大的事;因为我往父那里去。还有不多的时候,世人不再看见我,你们却看见我,因为我要与你们同在,也要在你们里面,直到世界的末了。”那就是基督在你里面。你们连接在一起了,你是与他一同承受产业的。
51

如果他在地上,他会做什么呢?做他从前所做的一样的事,因为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他以父的事为念;他会医治病人;他会行神迹。他要做的事,会完全跟他在地上时所做的一样,因为他仍然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这真是完美。那是婚姻。

52

呐,要是这女人结婚了,起了这一切的誓言等等,成了这男人的丈夫,她是他所有产业的继承人,等等,但后来她变野了,会怎么样呢?她开始放纵了,她开始追求别的男人了。不但如此,她还跟其他的男人分享她的爱。一个男人跟他妻子,他们所做的一切承诺,后来妻子出去,开始跟其他男人分享她的生命,跟其他男人分享她的爱和感情……

那正是太多所谓的基督徒所做的事,跟世界分享你的爱:玩乐、跳舞、赌博,呆在家里看电视,却不去参加祷告会,各种世俗的事在教会的心里取代了神的爱。她放纵了,变野了,出去追求别的男人,分享她的爱。她拿了她本该交给教会的十一奉献,花在外面其它属世的事上。没有照她所应该的那样去爱神,为神而活,爱去聚会;相反,你几乎得劝她才能来聚会了。
53

嗯,我知道不久前在这里,一个传道人告诉我,他发了那么多卡片,让人们签名,表示他们保证每年至少有六个月来上主日学。

我在我过去工作的山下看见一个女孩。她从那里出来。我站在门口,敲门,她走到门口。你知道,她就像那种野猫球队的队员一样。就像他们昨晚在凤凰城这里逮捕的这伙人,我相信是的,做着这些新的变态的事:摇滚舞、扭摆舞等,不管是什么。他们得让警察来抓他们。
年轻人,难道你不明白那是魔鬼的灵吗?在那个影响下,以至他们不知道自己是谁了,在街上乱来。
54

就像某个喜剧演员、这些唱片师、音乐节目主持人等等,到我住的城里演奏,年轻的女子脱下内衣,扔在台上,要这个男孩亲笔签名。难道你不晓得那是魔鬼吗?那是末日的一个灵。肯定的。实在是羞耻。就是这样,发狂了。

55

这个年轻女人,她扭着就走了出来。她甚至不知道,忘了我站在门口了。她说:“哦,对不起。我忘了你站在这儿了。”她向电台里的那个家伙或什么的抛了一个飞吻,说:“我们在绿蔷薇园地见。”或其它的什么地方。那天晚上他们要跳什么舞。

我对布朗博士说,他是我的一个朋友。
他说:“你那里的会众怎么样了,比尔?”
“很好,”我说:“我们给他们发药丸。”
他说:“什么药丸?”
我说:“福音药丸,这肯定会一直吸引他们来的。”瞧?
他告诉我关于签那些保证的事。我说:“布朗博士,你认为电台里那个野猫演奏者得让那个女孩签保证,说她那天晚上会去那里吗?根本不用。哪怕她得当掉自己穿的衣服都会去那儿的,为什么?在她里面有种东西,一个灵,让她跟那种属世的娱乐联结在一起。”
56

除非称为基督新妇的永生神的教会,也能那样把自己跟神连上,否则她就还是在世界,在罪的污泥中打滚;除非她跟神紧紧地联结在一起,直到神的大能和荣耀充满她的心,以致她除了基督什么都看不到了。没错。

那正是我们所要做的。那是神拥有的唯一计划、唯一节目,就是做一件那样的事。你用不着被人为地吸收进去;你必须重生进去,不是握手进去,或者拿一封信给教会,乃是藉着重生,藉着耶稣基督复活的大能,生在永生神的教会中,使你在他里面成为一个新造的人,阿们!那会把它纠正过来,那个能做到。肯定的。
57

好的。她变野了。她开始跟别人、世俗的事、世俗的娱乐分享她的爱,去她不该去的地方,说她不该说的话。

有一次,一些女人在楼上举行某种教会的狂欢。我刚好在这房子的地下室里做事。我告诉你,我是罪人的时候听见过一些污秽的事情。但我一辈子也没有听过像那次女人聚会中那么污秽的笑话。你能想象,一个自称是基督徒的人里面会流出这种污秽的东西来吗?
你不能从那同一个池子里得到甘甜的好水。你把水桶放进井里,打出来的水满了我们所说的那种摆尾巴虫。你再把水桶放下去,打出来还是同样的东西。这池子需要一次洗刷,装满好水。
58

那就是今天教会的问题所在,从普世来说,她需要一次洗刷,装满从天上来的神的圣水。可是她的心却成了什么都可以进来的污水坑;她有了各种的情人。圣经说她爱宴乐,不爱神,不解怨、好说谗言、不能自约、不爱良善。

看到一个想要生活正确的女人,一个想要生活正确的男人,男的成了圣滚轮,女人成了狂热分子或某种老式的东西。她是个被抛弃的人,被这世上的人藐视和弃绝。没错。
59

但你注意过真正的教会应该做什么吗?在旧约,他们拿了祭物,杀一只鸟,把死去配偶的血涂在另一只鸟身上。这只鸟从地上飞过,撒下了死去配偶的血。当教会成了耶稣基督的真正新妇时,她就会随身携带耶稣基督的血,撒在地上,呼喊:“圣哉!圣哉!圣哉!归于主!”她的气氛,她的……她的每一部分都是属神的;她整个的成分都是属神的。你不能指望别的东西。

60

那就是为什么人们去教会,不是为了玩纸牌、玩扑克、在地下室跳舞,鸡汤晚餐等等类似的事。那是给世人的。我们决不要跟他们比较,想要那样做,都应该感到羞耻!我们应该传讲基督的圣灵、大能和复活。我们有了他们所没有的东西。让我们活出它来,不要想要模仿他们。要活出我们知道是正确的东西来;住在基督里。耶稣说:“我若被举起来,就要吸引万人归我。你们是地上的盐;盐若失了味,以后无用,不过丢在外面,被人践踏了。”我们的见证……

61

难怪,连我们的五旬节派团体……我很不愿这样说,但我们的五旬节派团体正掉进同样的东西里,掉进同样的潮流中。难怪人们说他们没有得到他们说自己有的东西。五旬节运动的教会应当被全能神的能力紧紧地连在一起,以至耶稣基督的生命在里面被反射出来。

但我们想要模仿世界。我们无论如何都要那么做,瞧?我们怎么样也要按自己的方式去行。但我们不该那么做。那么做是错的。
教会就像发狂了的女人。首先你知道,她好了。起初,大约四、五十年前当神生下这个五旬节教会时,她活得圣洁。她是圣洁的。神的大能与她同在。但随着我们前进,我们开始向世界看齐。接着你知道,我们必须得有一幢那么大的房子,必须胜过另一个角落的卫理公会。我们必须得有那么大的东西,最大的东西,最大的东西,最大的东西。这太可耻了!
62

我们许多人骄傲了,我们变得……五旬节派的弟兄看不起那些在小宣教团或小教会中的人了,他们去一个大教会。“我们属于第一教会,或大教会,”类似的东西:看不起他们。

你需要的是圣灵来挫挫你的锐气(是的),让你知道圣灵真正的洗会使一个穿礼服的人拥抱穿工作服的,说:“弟兄。”没错。真正老式的救恩,全能神的大能(是的,先生)会使一个穿丝绸衣服的人拥抱穿粗布衣服的人,说:“姐妹,我爱你。”肯定会的。
63

但我们开始跟世界出去玩,随波逐流。我们的教会已经这样了。我们再也用不着谈卫理公会和浸信会了。现在是我们自己了;是在我们自己的队伍中了。那就是圣灵不能运行的原因;那就是我说神今晚不能把他的认可放在任何组织上的原因,因为外邦人不是作为一个国家被呼召的;他们是神为自己的名,从外邦人中选取的一群百姓。神要选取单个的人。

呐,我想我们的组织做了一件不错的事。那没问题。但你不能依靠那个,说:“我是五旬节派的,因为我属于一个五旬节派组织。”当你有了一个五旬节的经历,你就是五旬节的。哪怕你属于天主教会,你也还是五旬节的。你不能组织五旬节。五旬节是一个经历,不是一个组织。没错。
64

但我们五旬节派的人开始认为,因为我们有了五旬节的名,就可以随便效法世界,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了。我们像是在爬宁录的高塔。它会变成灰的。像亚当用无花果树叶做的围裙,她要回去。像法国的齐格菲防线,德国的马其诺防线,她被粉碎了,因为没有别的塔能站立,没有。但是,“耶和华的名是坚固台,义人奔入便得安稳。”[箴18:10]你奔入它里面,你就以这名为名,这名,不只是称呼一个名,而是这个名,也就是你这个人,在你的生命里像基督,阿们!他太奇妙了,是的。

65

教会做了同样的事,犯了属灵的淫乱,就像女人离开丈夫与其他男人分享爱情一样。那个女人不适合一同生活。你知道这点。当教会开始跟世界分享团契……神是忌邪的神,他因此休掉了以色列,他的儿子也必把同样的东西休掉。

基督要有一个身上没有皱纹的新妇,阿们!她完全被基督自己的宝血洗净了。是的。所以,我们看到我们是站在哪里,婚礼正准备到来了。
66

呐,我们发现她犯了属灵的淫乱,跟世界出去玩耍,宣称某样东西,却活出不同的东西。那绝对不行。教会应当做的,该像以斯帖一样。以斯帖拒绝世界的装饰。

我们知道《以斯帖》这本小卷书,末底改如何……他的叔叔有个女儿,那是在玛代波斯统治期间。那是个非常美丽的预表。这个王,当时世上最伟大的一位王,他摆了一个大筵席;叫王后来坐在他旁边,但王后却不肯这样做。她拒绝这样做。所以,王怎么办呢?他非常没面子,他不知道要怎么办,他自己的妻子不肯上来。
67

我认为那非常像今天的基督。基督邀请我们跟他一同坐在天上,我们却以此为耻。许多人羞于说他们得到了圣灵的洗:五旬节派的人。没错。他们羞于这样说。我们以他为耻。

所以,王后不肯上来,她拒绝上来。这使王没面子;他的脸涨红了。大家都注意到了。
我不知道耶稣的脸是不是也有点涨红了,当他为了一件工作而呼召我们时,为了团契和弟兄相爱而呼召五旬节运动。我们在各个小团体中被组织得太紧了,以至我们不愿为对方屈身。我们变得太世俗了,这种样子让我们都对五旬节派的名号感到羞耻了。一些人害怕,说:“哦,我属于,我是基督徒,但是……”我很高兴我有一个五旬节的经历,阿们!我很高兴背负耶稣基督的名。我所拥有的最伟大的荣幸就是说我是他的一部分。
68

呐,我们发现,王叫了几个谋士来问,他该怎么办。他们说:“如果这事像这样发展,全国其他所有的妇人必以第一夫人作榜样。”当然,那正是今晚发生的事。看看一些女人(我希望我没有伤害你的感情,然而我又希望我伤害了。没错。),想要做这里的第一夫人,剪着这些脑积水的头发。我一生中从未见过那样的东西。那天,有一个妇人出现在商店里,我正在那里等我妻子,那个妇人的头有那么大,她眼睛下面涂成了绿色。我说:“走开,妖怪,我一定听话。”那真是最可怕的景象;会吓着你的。那是什么?第一夫人。那是第一夫人。是的。她们以那个作榜样。

69

现在让我说说这点。(我说这个不是开玩笑,而是用比喻,叫你们明白。)那正是你们年长的基督徒们对这些年轻人所行的。绝对是的。你们应当作榜样。你们五旬节派信徒声称有圣灵,你们要给卫理公会信徒、浸信会信徒、长老会信徒做榜样。不要像第一夫人,而你们应该像耶稣才对。他在这里告诉你们要做什么,要如何做。我们必须遵循他的规章和榜样。但那正是我们所发现的样子。

70

以斯帖……这王后不肯听从;她不肯上来,使王没面子。众大臣说:“如果国家的第一夫人立了一个那样的榜样,其他所有的妇人都必那样做。以后,当一个男的叫妻子时,妻子就会说:’去跳河吧!’”瞧?老兄,他确实预言了美国,不是吗?

呐,我们发现,因着这么做……有一个人,身上有智慧,上来劝告王,他说:“当做的事就是废黜她,发命传遍全国,招聚所有的处女,年轻的处女,为你挑选一位妻子。”王以这事为美。
71

于是他打发……他打发宫女等人出去,出去挑选所有年轻的处女,全国和他所管辖各省的美貌处女,这国是世上最大的国。

王这么做,就招来了这位犹太女孩。她是一种被抛弃的人,因为就像外邦人(你瞧?),她被抛弃到一边。她无父,无母;她的叔叔末底改抚养她。她必须具备资格。所以,他们所做的事,他们必须把这些女孩带进去洁净那么多个月。他们必须给她们喷香水,做各种的装饰,打扮她们,好让她们能去到王面前。
72

呐,今天世界差不多就是要这样打扮教会的:用世界来装扮教会;仿效世界上的事,想要得到更多的会员,什么都接纳进他们的团契中。哦!简直是可怜。一个组织想要打败另一个组织,什么都吸收来作会员。你可以吸收他们进这个组织,但他们永远不会进到基督的团契中,直到他们被洁净了,从神的灵重生了。真是那样的。他们可能把名字记在这里的册子上,却不是用主耶稣的血写在上面羔羊的生命册上。

73

所有的女子,她们把自己打扮得很漂亮。哦,我能想象她们真有得看了,可能是照着第一夫人等等的样子。她们把自己打扮好了,因为她们要出现在王面前。

我认为那差不多是今天我们众教会的问题所在。她们想要把自己打扮得世俗,有世俗的娱乐,把世俗的事放进去,做属世的事,跟世界联合,以为她们能见到王。神对这个不感兴趣;他恨恶这个。但我们却想举止像世人。
我说过我们的一些教会取消限制,把一些结过四、五次婚的人收为教会的执事等等(有时候是牧师),其中一些人还抽烟。你说:“他们会克服的;他们会好的。”一个晚上从酒吧找了一个人,第二天晚上就让他上讲台。我不相信那样的事。我相信一个人必须被察验(是的),被察验。我告诉你,许多次我们称……
74

我相信圣灵的洗;我相信说方言。但我认为我们过分地强调说方言了。一个男人可以说方言,一个女人可以说方言,如果她的生命、他的生命没有跟你所说的方言相称的话,那就是错误的方言,因为圣灵会使你举止像经文。它会把你带到基督完全的身量。

你来看一个说方言的人,脾气大得可以跟电锯打架,说邻居闲话,各种那样的事。嗯,你称那是圣灵吗?不可能是。不,先生。
圣灵温柔、喜乐、和平、忍耐、良善、温和、耐心、信心。圣灵……那是圣灵的果子,是圣灵在永生神的教会里所结的,甜蜜、谦卑、谦逊,彼此相爱,忍耐。
75

如果一个弟兄走错了路,不要打击他或别的什么。去找他,看你能不能把他带回来。不要等传道人做这事。你去做,其他人做。传道人不能做所有的事,执事也不能。每个人都是基督这个身体的肢体,都应该互相去追寻。如果我们有……如果我们里面有基督的灵,他教导了那个伟大的比喻。他撇下九十九只羊,去寻找那一只。那正是我们应该做的事。

但我们说:“哦,由他们去吧。”我们决不该那么做。我们应该温柔、宽容、忍耐,那是圣灵的果子。
76

呐,我们发现自己,以斯帖,当她……他们把以斯帖放在一个地方,让她自己打扮好,然后展现在王的面前。嗯,她拒绝了;她不想要这些。她只想照她本来的样子出去,阿们!

今天我们有了那些想要举止像世人的教会,为什么?因为我们大了。有一次神说,当以色列微小的时候,他们事奉神;但当他们大了时,就忘记了神。没错。当我们在某处的巷子里,用手背敲打着锡盘、铃鼓,弹着把破吉他,举行一场街头聚会时,你们是卑微的。但当我们得有三、四百万美元的房子,像那样了不起的东西,这时我们就变得太傲慢了,忘记了这一切。没错。向世界看齐了。
77

那天,我去到一个地方,那里有位圣洁的弟兄……有一群人为他工作。在喝咖啡的时候,每个女人从那里出来喝咖啡。那里的每个女的都留着短头发,涂着口红。呐,你说:“伯兰罕弟兄,你无权那样说。”我有权。圣经那么说。没错。

许多五旬节派的女人穿着男子的衣服,神说这在他眼里是可憎的。是的。你怎么指望那样去天堂呢?这表明圣灵没有在那里。如果圣灵在那里,它就会责备你。是的。哦,你可能叫喊、说方言、跑上跑下、在灵里跳舞。我见过印度人那么做,还有印第安人,各种的人。那说明不了任何事,除非有一个生命支持你所谈论的,圣灵的大能造出生活虔敬的人。那是基督的新妇。
78

以斯帖就要成为新妇了,她不想要任何世界上的装饰。她想要照她原本的样子进到王那里。她像五旬节的女人所应当的那样装扮自己,以温柔谦卑的灵为妆饰。当这些花哨的第一夫人带着她们所有的浮华之物经过时,王看着她们,把她们跟妃嫔一同放到后宫里面去了。但当这位以斯帖来到王的眼前时,他瞥见了那甜美、谦卑、温柔的灵,他说:“就是她。去拿王后的冠冕戴在她头上。”是那样的。

让她们用那种灵装扮自己,不但是女人,还有男人,用那种灵装扮自己。然后你就准备好成为新妇了,甜美、敬畏。以斯帖使自己的心清洁了。
79

我们太关照这外面的东西了。哦,必须有许多除皱霜,那么多这个、那个来处理它。

不久前在这里,我站在田纳西州的博物馆里。我经过一个小地方,它展示了一个人身体的分析报告;说一个体重一百五十磅的人在化学成分上只值八毛四。呐,你是个人物,是吗?八毛四,一些女人,五旬节派的女人,会穿上一件五百美元的貂皮大衣,头翘得老高,如果下雨,都会淹死她们的。她们在化学成分上甚至值不了八毛四(没错)。那是真理,不是笑话。那是真理。八毛四:刚好够做成石灰水来喷一个鸡窝的,一点点钙等等:八毛四。你这么在意。
你去餐馆,要一碗汤,若汤里有一只蜘蛛,你就会起诉餐馆。但你却让魔鬼把那些肮脏的电视和纸牌塞进你的脖子里,然后吞下去。让你穿着污秽的衣服;这些女人,这些紧身的小衣服就像一根扒了皮儿的香肠,像那样走在外面的街上。
80

你知道吗,我的姐妹?我这么说不是开玩笑。你别领会错了。

听着。我这么说:你那样举止,在审判的日子,你将被当作是一个通奸者。是的。耶稣说:“凡看见妇女就动淫念的,这人心里已经与她犯奸淫了。”当那个罪人为犯奸淫交待时,是跟谁?你。谁引起的?你。没错。你把自己暴露在外面,在男人面前,像世人一样,穿着像世人。
有一次我那样说,然后肯塔基州路易斯维尔的一个妇人,她对我说:“瞧,听着,伯兰罕先生,我现在要让你明白。”
我说:“好的,夫人。”
她说:“他们现在只做这种衣服了。”
我说:“他们还制造缝纫机,出售布料。那是因为你想那样做。你里面肯定有问题。”
绝对是的。你那样做,不是因为那是个时尚,你那样做,不是因为你不得不做;你那样做,是因为你想要那么做。
81

你抽烟,因为你想抽。你不需要抽。我认为我所见过的最愚蠢的东西,就是一个像那样走在街上的女人。你看到汽车上的每个人都是指头夹着烟。嗯,那是个耻辱!那是我们这个国家最大的内奸,医生和医学科学都说烟里面满了癌症等东西。他们还是一直把烟吸进去。

看看一个女人,本该是个基督徒,伸直了躺在外面的岸上,男女混合游泳,穿着游泳衣,伸直了躺在那里。我有两个女儿。我没有说她们不会那样。她们说她们在晒日光浴。只要我活着,我会给他们一顿“儿子浴”。那是伯兰罕先生的儿子,是伯兰罕先生的儿子,用一块这么长的木板。我相信那是错的。
82

可是我们自称……“哦,我们是五旬节派教会的会员。”哦,你应该感到羞耻!是的。五旬节派教会需要从地窖、地下室到楼上,里里外外来一次彻底的大扫除。没错。然而,在这一切中间,那是我们所拥有的最好的。但它可以……

就像在圣女贞德时期的革命中,法国需要一次革命,需要一场反革命来纠正一些他们正在反抗的东西。五旬节派教会需要一次革命(是的。它肯定需要),反抗那些错误的事,接受正确的事(阿们!),圣灵重新的洗,自己预备好了的教会。
83

记住,它永不会……你不能说:“哦,我属于这个神召会,我属于四方派或神的会,或耶稣之名教会,”或其他任何教会。不,你不能加入他们任何一个;神把你作为单个的人来呼召。需要洁净的是你,因为他为自己的名从外邦人中选取一群百姓,他的新妇,外邦人。

以斯帖洁净自己;她洁净自己的心。那正是她所洁净的。那正是教会需要的:一颗洁净的心。“你怎么洁净自己的心呢,伯兰罕弟兄?”被道的水洗净,藉着耶稣基督的宝血。
84

圣经说女人那样举止是错的,男人允许女人那样做也是错的。那是针对你们俩。一个允许他妻子赤身,穿着那样的衣服去到街上的男人,我根本没法把他当个男人来尊重。他是个傀儡。没错。妻子把他当作一块抹布来用。你应该感到羞耻!你应当是男人。

一个牧师若任由这种事情继续,却不敢在讲台上狠狠地鞭挞这种事情,他就是个娘娘腔。我们需要的是不戴着橡皮手套,而是靠着圣灵的大能和明证,借着神的话语传讲福音的男人。圣经说那些事是错的。人们那么做,那么举止是错的。这应当在各个地方被传讲,活出来。应当……教会需要一次洁净,一次清洗。
85

以斯帖在神面前洁净自己的心,带着一个温柔谦卑的灵走上去;要成为基督新妇的教会……呐,记住,以斯帖拒绝世俗的装饰;她把圣灵接受在心里,去到王面前。

今天的女人—教会认为她会进去,因为她的人数更多,是穿着最好的人群,有最大的组织,是城里最大的教会,等等这些东西。如果你是在依靠这个,你会错过十万八千里。
必须是一个对神话语的甜美、仁慈、敬畏的灵,被道的水洗净了。道在你里面,是一种洗刷,阿们!教会需要一次洗刷,全备福音的洗刷(没错。),不只是部分的洗刷,而是全备福音的洗刷,被洁净,在基督耶稣里成为新造的人。
86

耶稣的新妇不是一个肮脏的新妇。他不会有一个肮脏的新妇。一个要结婚的女人,如果她看起来就像是刚从猪圈里出来的话,任何一个有点尊严的男人都不会娶她的。他会叫她洁净自己。基督的教会也休想挂着世界的标签上来结婚,以为她可以去到新妇的行列,基督的新妇不会像那样。不,先生。(我必须快点。)

基督的教会,主耶稣基督的教会也不会,那教会也不是一个破破烂烂的教会,穿着宗派磨破的破布。她不用成为某个大宗派的会员。她必须是被血洗净的,被血赎买的。不是说我们属于最大的教会、最大的组织,或这个、那个或别的;她必须是纯洁的、分别成圣的、圣洁的,没有斑点和皱纹,被她的救主耶稣基督的宝血洗净。
87

就像以斯帖,心里隐藏的人,隐藏的人,神圣灵的温柔和温和在人心里,不是世界的荣华和品位。

我总是说世界闪亮,但福音发光。哦,那相差十万八千里。好莱坞闪亮;基督的教会发出仁爱、柔和、甜美、仁慈的光芒。没错。
以斯帖不想用世界的各种现代服饰来装饰自己。那看上去不会像王的妻子。我们却想要像世界吗?那看上去会像个圣人的妻子吗?我们作为永生神的教会,用世界上的东西装饰自己,那看上去像个圣人的妻子吗?那看起来自然吗?
如果你今天见到一个男的,他本该是个圣洁的男人,结果他妻子来到这里,头发像第一夫人那样弄得老高;一边是红的,一边是绿的;嘴巴看上去好像让人拿油漆刷子刷过一样,各种那样的东西;走在街上,衣服紧身得像香肠一样,鞋后跟有那么高,在街上扭来扭去,俏步徐行。你说:“那是个圣人的妻子吗?”(我不是在讲笑话,我只是在讲个要点。)
88

不久前,我去到我们五旬节运动的一个大教会里。我支搭了一个帐篷聚会。

牧师对我说,他说:“我妻子是风琴师。”
我说:“很好,弟兄。”
“她弹琴,你介意吗?”
我说:“不,不,先生。我肯定不会介意的。”
他走到经理那里,经理说,巴克斯特说:“没问题。”
他说:“伯兰罕弟兄,过来这里。我要你见见我妻子。”
我走到那里。(呐,请原谅我。瞧,我不是想评论什么;我只是想讲一个要点。瞧?)那妇人涂了涂料之类的东西,反正我也不懂那些东西,你知道的,化了妆,我一辈子也没见过那种打扮的,上衣有这么低,衣服没有后背,底下也几乎什么都没有。我一辈子也没见过这种打扮的。她有一对大耳环,耷拉着有这么长,还挂了很多东西。
我四处看着。我想:“哦,天哪!我是浸信会的,但这种东西我还是知道的。”我又看了看。我说……呐,这不是讲笑话。但我必须对那弟兄这样说,我希望这帮助了他,这样说不是要与众不同;如果是那样,我就是个伪君子,瞧?自己需要洁净。
我说:“先生,你说你妻子是个圣徒吗?”
他说:“哦,是的。”
我说:“在我看来,她像个妖精。”我说:“我一辈子也没有见过这样的事情,还是传道人的妻子!那看上去不像一个圣洁男人的妻子。”
89

永生神的教会,倚靠她的时尚、茶话会、邦科晚会、纸牌游戏、跳舞、社交,那样用世界上的东西装扮自己,看上去也不像一位圣洁神的新妇。她抽烟,跳舞,参加晚会和鸡汤晚餐,喝鸡尾酒,各种类似的事,还说他们是基督的新妇?

在我看来,那不像是一个圣人的妻子。不,先生。他不会选择那样的东西。他会找一个正确的,看上去像他所要代表的女人。我相信那是真的。那可能会刺痛你一下。
90

我南方的老妈妈去世了。当我小的时候,我们几乎没有东西吃。我们只有豇豆和玉米饼子。我不知道你们知不知道它们是什么。所以我们整年都没有什么油。我们不得不拿一口旧的平底锅,把肉皮放在里面。我们去到屠夫切肉的地方,他们会将肉切掉,把皮送给我们。我们就用它来熬油,把油倒在那上面。

每个星期六晚上,妈妈都说我们需要服用一份蓖麻油。直到今天我还是受不了那种东西。但我必须得服用它。我走到妈妈那里,像这样捏着鼻子。我会说:“妈妈,我实在咽不下去。”我说:“它让我太恶心了。”
她说:“如果它不让你恶心,对你就没有任何益处。”
91

所以,我认为传福音也是这样。必须搅动你,把你属灵的口味调整好,使你有点恶心,用圣经检查自己;看看那个老脾气、自私、不虔诚、爱世界、晚上看电视等等的东西还在不在。教堂空空的,长椅空着,而你本该像耶稣一样去到外面(如果你里面有他的灵的话),竭力让城里的每个人都来你的教会接受基督。我们还自称是基督的新妇。

哦,何等的遗憾,朋友们!时候到了,基督的新妇自己预备好了,哦,自己预备好了。她把这些东西全都放下了。
记住,以斯帖被选上了,而其她的女子被拒绝了。只有那些重生的,那些有神的灵的,那天才会被选上,那荣耀的冠冕将戴在她头上。其他人却要被弃绝。
92

让我告诉你们一件曾经发生过的事。你们知道,我是个宣教士,做传福音的工作,环绕世界,去到海外大概有七次了。不久前,在罗马城;罗马是一座艺术方面的大城,他们那里有一所艺术学校。每年我们美国都会有几个年轻人去那里,接受一、两年的艺术训练,学习绘画。我听过一个故事说,几年前有一群年轻的美国人去了那里。他们到那之后,就变得很疯狂了。他们在罗马时,行事像罗马人一样:出去喝酒,脱掉衣服,各种的事,举止失常,男孩女孩都这样。

93

那里有一所学校,在这所学校,这群年轻的美国人来到这里。他们每个人几乎都做一样的事。但某个女孩,她根本不愿容忍那些事;她留在学校里。晚上他们都喝酒时,她却在读书。白天她去工作,读书。瞧,她成了整个学校的笑柄。她保守自己像个女士,举止像个女士。尽管周围有年轻的罗马男孩等等,想要约她出去,她却拒绝了。不,先生。她继续她的功课,学画画,绘画。她继续绘画。

94

最后,那地方一个看门的老人,他一直观察着她,看到她太不一样,尽管老人是个罗马天主教徒,却一直观察着她的举止。一天晚上,年轻女孩在画室所在的花园里,哦,应该说是他们学校所在的地方,她走在校园里,走上山顶,太阳正在下山。她站在那里,美丽、清洁的脸庞,头发往下垂,看着太阳下山的那个方向。

95

这个看门的老人正在院子里耙树叶,继续观察着这女孩。他耙的时候,有个声音一直告诉他去跟女孩交谈。于是他放下耙子,摘掉旧的宽边软帽,走向年轻女士所站的地方,清了清嗓子。她转过身来。老人说:“对不起,小姐。”

她说:“没关系,先生。有事吗?”
老人注意到她哭了。其他所有的人晚上都在外面狂欢。他说:“小姐,我希望你能正确地理解我下面要说的。你在这里差不多两年了。我注意到跟你一起来的这群人,他们总是出去参加搞派对,晚上回来的时候,总是醉醺醺的,半裸的,等等。但我注意到你不去参加那种派对。”
他说:“我注意到,似乎你一直在眺望海对面。晚上,你走上这里,每个晚上站在这里,观看太阳下山。是什么使你这样呢?我是个老人。我想知道是什么让你和其他不同呢。”
96

她说:“是的,先生。”她说:“先生,太阳下山的时候,我朝家乡观看。”她说:“在那边,在太阳的那边,是我的家乡。”她说:“在那片土地上,有一个州;在那个州,有一座城;在那座城,有一幢房子;在那幢房子里,有一个男孩。”

她说:“他也是个艺术家。我动身来这里时,我向他承诺我的爱。我们订婚了。”她说:“不管其他人做什么,那跟我没有一点关系。”她说:“我承诺忠实、正确地生活。”她说:“我渴望着那日,到时我会觉得自己像乘着飞机的翅膀,带我飞过大海,把我放在机场,他要在那里迎接我。他正在建造一个家,我们要一起生活在那片土地上。”
她说:“这是为什么我这么做。我忠实于我向一个男孩所做的承诺。他也忠实于他向我做的承诺。有时我收到他的来信,我也写信给他。我们互相通信,仍然持守着我们的誓言,等候我们相见的日子。”
97

哦,这能为一个正真远离世界的基督徒成就多大的事啊!总有一天……说到乘在鸽子的翅膀上进入港湾!基督要来接走新妇,一个不跟世界和世界上的事鬼混的新妇。她在羔羊的血里洗净了。她只向基督承诺她的爱。爱世界的心已经没了,向她死了。羔羊婚娶的时候到了,他的新妇也自己预备好了。

98

当我们低头的时候,让我们想一想。有一天,当我朝日落观看的时候,三十一年前,我也向我所爱的一位作了一个保证,我一切的爱都是给他的。我一直竭力为他和他的道持守,不管我去哪儿。我知道,有许多那样的人坐在这里,等候那天,那时古老的锡安之舟要开进港湾,把我们的灵魂提上去,将我们提到我们所爱的,我们承诺所爱的那位面前。

99

今晚可能这里有一些人还从未做那个承诺。可能一些人做过了承诺,却又打破了。如果今晚你处在那个情形里,朋友们,为什么今晚你不回来更新你的承诺呢?如果你还没有承诺,为什么今晚你不上来做这个承诺呢?说:“主耶稣,我爱你。”

记住,如果你已经做了承诺,却仍然跟世界上的事混杂,耶稣不会有那样的一个新妇。他不会有一个不贞的新妇。你所有的爱必须是给他的。如果你爱世界上的事和这个世界的时尚,过于爱神,那你就还没有预备好自己。
100

今晚那个人在这里吗?当我们低头时,请你举起手,说:“伯兰罕弟兄,请为我祷告。我的确想要那样。我想要成为新妇的一部分。我知道我正在做我不该做的事。请为我祷告。”神祝福你,我的印第安姐妹。神祝福你,姐妹,还有你,我的弟兄,还有你,弟兄。别的人,请举起手,说:“请为我祷告,伯兰罕弟兄,我知道我不对。”

呐,要对自己诚实。回头看看你的生命。在你往前走之前,你必须回头看看。看看你所拥有的灵使你做什么事。如果你还没有……如果你宣称是个基督徒,却仍然跟世界上的事混杂,弟兄,姐妹,如果你看不到自己是错的,你除了是瞎眼还能是什么呢?
101

那天,有人说:“伯兰罕弟兄,你不要再去管那些人了,”他说:“人们称你是先知。”

我说:“我不是先知。”
他说:“但人们认为你是。你应当教导这些女人……不是告诉她们要留长头发,穿正确的衣服等等的东西,你应当告诉她们如何得到属灵的恩赐。”
我说:“她们连幼儿园的abc都不接受,连普通的庄重来清洁自己都没有,我还怎么能教她们代数呢?”自称是基督的新妇?
102

我那么说不是因为生气;我那么说是出于敬虔的爱。

正如我今早说的,如果我看见你坐在船上,在河里往下漂,看见你就要撞到瀑布了,那条船承受不了,我向你尖叫,向你大喊,我不是想要伤害你;我是爱你。因为如果你不听,你的生命就失丧了。
在我们祷告前,还有别的人举手吗?我看见你在后面。神祝福你,你,还有你。你知道你的生命表明你错了。你仍然爱世界过于爱神,那么,什么地方就出问题了。看看你自己。底下的房间里,举起手,说:“请为我祷告,伯兰罕弟兄。”神祝福你,神祝福……没错。真的,我欣赏真诚。
那正是今天五旬节派教会的问题所在。我们没有了过去所拥有的那份真诚。我们没有胆量上来说,承认我们错了。
103

魔鬼牢牢地抓住了教会,以至教会只是在世界的污泥里打滚。不要那么做。

你自己的生命证明你还没有得到你说你有的东西。那为什么不承认呢?“承认罪过的,必蒙赦免;遮掩自己罪过的,必不亨通。”[箴28:13]你无法隐藏它。神知道一切的事。如果你看到,知道你活得不正确,那为什么不承认,走出来,把它清除掉呢?
有些人的罪是走在前面的;有些人的罪是随后跟了去的。让我的走在前面。让我此时把我所有的罪都讲出来;让神来把它纠正了。那正是我们应当做的。
104

大约有六到八只手举起来了。在今晚这里一、两百人的小教会中,可能是一百五十人,肯定不只那些人。神祝福你,年轻人。呐,神祝福你,女士。神祝福你,姐妹。是的。神祝福你,孩子。很好。[原注:磁带空白。]

五旬节派的女人过去不剪头发,但她们今天剪。怎么回事?你过去不化妆;你母亲不化妆,如果她是五旬节的话。今天是怎么回事?因为她们在世界上的事中打滚。世界在看我们。我们声称是个圣洁的教会。问题在哪里?我们看上去不像基督的新妇。男人们哪,你们呢?一样的。弟兄,你应该感到羞愧!
105

天父,当我直视着会众,以这样的一个方式做祭坛呼召,责备,拆毁,听起来似乎很无情的。但我里面在流血,因为我知道我们正临近末了。有朝一日,这些小船要撞毁了,死亡要在挣扎中临到。多少次被叫到他们临死的身旁,听到他们说:“哦,伯兰罕弟兄,巴不得我能重新生活一次。”主啊,趁着这些人还有挽回的余地……

神啊,我正在尽我的努力。愿圣灵向人们启示,我只是想要帮助他们,不是要斥责他们。但正如古时的保罗说的……神啊,我不想要他们受伤害,但我想要刺痛他们到一个地步,使他们看到他们在哪里错了。
106

我祈求你今晚应允这些人,他们带着足够的尊重举起手,在神面前承认他们错了,他们想要正确。“寻找,就必寻见;敲门,就必开门。”但如果你从不敲门,门怎么会开呢?如果你从不寻找,怎么会寻见呢?

主啊,让圣灵今晚引导这些人完全降服神。愿我们主耶稣基督伟大的父使他们身体、灵、魂成圣,把他们放在主耶稣基督的身体里;因为羔羊婚娶的时候近了,他的新妇也自己预备好了。主啊,愿今晚成为预备的夜晚,因为明天可能就是我们见他的日子了。我们不知道我们会在什么时刻被召去见他。主啊,求你应允。
107

呐,我祷告的时候,你们把头低下,我……你们每个举手的人,如果你对这点有深刻的真诚,你真的是那个意思,你不羞于让人们知道你错了。反正,你也得跟他们站在审判台前。神已经使你足够地确信,你知道你错了。

不久前,我正在传讲类似的东西。我跟后面的一个年轻女士说话。她的样子太污秽了,还是一个传道人的女儿。她在教堂外面遇见我,把我臭骂了一顿。
她说:“你这个蠢货,”一个很无礼的女人,涂了口红的嘴唇,剪着短头发。她说:“如果我想要人跟我讲那些的话,我会叫某个有见识的人。”说:“你不要再跑到我爸爸的讲台后面讲那些东西了!”
我说:“难道你想告诉我说像你爸爸那样一个诚实的好浸信会传道人,会不讲道反对那个吗?”
她说:“他没有雇你来这里。”
我说:“他根本没雇我;我是受邀请来的。”
她说:“这件事我永远也不会饶恕你的。”
我说:“那取决于你。我只随从福音。”
玫瑰树丛在微风中摇动,那个漂亮的年轻女子。
108

后来,大约一年后,我经过那座城。我看见那同一个年轻女子裙子耷拉着,抽着烟,走在街上。我想:“那是某某弟兄的妻子……哦,女儿。”我走到街对面,看我能不能到她那里。

她抬头看我,抽着这根烟,从鼻子里喷出来。她说:“喂,讲道的,”像那样不虔诚的俚语。
我说:“哦,哦。”
她说:“吸一口我的烟吧,做个男人。”
我说:“你不为自己感到羞耻吗?”
她伸手到口袋里,说:“那就来一支烟吧。”
我说:“你应该感到羞耻。给神的仆人抽烟,你应该感到羞耻。”
她说:“那么,你可以从我的瓶子里喝口酒。”
我说:“请不要那么说。”我看着她。我忍不住哭了,因为她爸爸是个好人。我看着她,想:“哦,她还以为她有很多时间。”
109

我开始继续走。我的泪水忍不住从眼里流出来。我继续走路。

她说:“等一下。”
我说:“什么事,小姐?”
她往回走,跟她像那样在街上说话都让我很害臊,人们正在经过。她走上来。
她说:“你知道那天晚上你告诉我的事吗?”
我说:“我永远记得。”
她说:“我要告诉你,讲道的,你是对的:”她说:“我最后一次叫圣灵忧伤了。”
呐,这是那妇人对我做的评论,只要我活着,我就永远不会忘记。她说:“那天晚上主是在对付我。”但她说:“当我那次拒绝他时,那是我的最后一次。”说:“我的心太刚硬了,我根本就不在乎神、教会或其它任何的东西了。我天天诅咒我爸爸。”她说:“我可以笑着看我妈妈的灵魂像烙饼一样在阴间被油炸。”
110

那是最后一次叫圣灵忧伤。想一想!

让我们乘着鸽子的翅膀回家。让我们成为新妇。现在请从座位上站起来。如果你错了,请上来这里,站在祭坛旁边,说:“我错了,伯兰罕弟兄,我有脾气;我生活不虔诚;我不该做我所做的这些事。伯兰罕弟兄,我做了这些、那些和别的。我犯了说谎的罪;我犯了偷盗的罪;我犯了某样罪。我没有照我所应该的方式事奉神,我为自己感到羞耻,我想要我的生活正确。你愿意今晚在这里为我祷告吗,伯兰罕弟兄?”我很高兴这么做。
111

如果神应允垂听我为病人、瞎子、痛苦之人所作的祷告,他肯定也会听我为罪人所作的祷告。今晚你愿意上来成为新妇的一部分吗?我邀请你上来。谢谢你,我的弟兄。我佩服那种勇气,走出来承认你错了。神祝福你,弟兄。就站在这里。

难道你想告诉我,你可以举手,但却不是真心要这么做吗?人们都怎么了?弟兄,问题在哪里?我们这个时候的人都怎么了?难道你可以举手表示你错了,却不愿上来吗?你知道“人若知道行善,却不去行,这就是他的罪了。”[雅4:17]你愿意上来吗?当钢琴师,或风琴师,姐妹,如果愿意的话,请弹首音乐。
112

我正在邀请你。我要问你。这群会众中有多少人参加过聚会?你知道我不是个传道人。我没有受过教育。神祝福你,小女士。需要一个真正的女孩才能那么做。这朵小花来到这里,神祝福你,我的姐妹。那是真正的勇气。我佩服那个小女士。神祝福你,亲爱的。我家里有个大约你这么大的女孩,小利百加。我欣赏你。印第安小女孩?神祝福你,我的姐妹,小公主。神与你同在,亲爱的。你们这些小姐妹,神与你们同在,与你同在,姐妹。

呐,瞧这里。如果像这样的年轻女士、小女孩,良心上温柔,传讲了一篇把她们切成碎片的道……她们上来这里,知道自己错了,在会众面前站在这里认罪,肯定的,你们年长的妇人!你们愿意上来吗?走上这里,站在这里。
……我寻求你面; 医我伤痛破碎心灵,(让我们来唱。)用恩典救我。 救主,救主,请听我祷告;
你肯定有足够的真诚做一个谦卑的祷告。“主啊,求你试验我,看我里面有什么错没有。”
……莫把我漏掉。
神祝福你,亲爱的姐妹。
113

这场聚会上有多少人曾经站着看见会众中女人、男人都走上来,当时我站着为病人祷告,圣灵说出他们的罪等等的事情,知道……你们有多少人知道那是真的?从未失败。圣灵正告诉我,同样的圣灵,说今晚这里有东西叫他忧伤。呐,那是主如此说。呐,你要么在这里,要么在那里面对这个。

我不是一个感情用事的人。不,先生。我完全知道我是站在哪里,我知道神。没错。你们有许多人需要站在这些年轻女孩所在的地方。呐,你愿意上来吗?我正在邀请你。我不会勉强你。我只是告诉你。
有人说:“我从未听过像你这样的祭坛呼召,一个传道人在那里谴责会众等等。”本来就应该是这样。你不是基于某个妈妈快死了的伤心故事或类似的事上来的。那是在感情用事。你上来是基于神的道。你不是在任何感情的支配下上来的,你上来相信神是神,你是在主审判的家中,你上来为你的案件申诉。
114

神祝福你,我的弟兄,我的姐妹。我想要跟你们握手,说我欣赏你们。真诚的信服……小女士,我欣赏你。神祝福你。愿他赐给你那勇敢的灵。神祝福你,我的弟兄。愿神与你同在。再来一次,然后我们就结束。它也可能是最后一次结束,瞧?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希望不是。但它可能是,瞧?

救主……
过来这里,我的姐妹。我想要跟你握手,谢谢你。我欣赏你的信心。那是真正的信心。
过来这里,我的弟兄,我想在这里跟你握手,我欣赏你的真诚,神祝福你。
过来这里,神祝福你。我欣赏你的真诚,选择一个立场。
莫把我漏掉。 救主……
什么?“羔羊婚娶的时候到了,他的新妇也自己预备好了。”
……请听我祷告; 当你正向别人召呼,莫把我漏掉。 (什么?)单单靠赖十架功能,我寻求你面; 医我伤痛破碎心灵(道切入的地方),用恩典救我。 救主,救主,请听我祷告; 当你正向别人召呼,莫把我漏掉。
115

记住,圣灵是那切入你心的。你们上来这里,请想一想他所切的地方,那人永远不会忘记那个。他们将永远记得那个。“我们的心若不责备我们……”但当你在神的话语里碰到了什么东西,你却绕过它,那就不是亚伯拉罕的后裔。亚伯拉罕把神的应许持守在心里,不管什么出现或消失。

116

我欣赏所有站在祭坛周围的人。我为你们祷告的是:愿神今晚赐给你们心里所愿的,使你成为真正成圣的人。

这些年轻人;这里有印第安人、讲西班牙语的墨西哥人,所有的人都站在周围,人们声称是基督徒可能有几年了,但看到他们错了。他们想要正确。“饥渴慕义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得饱足。”被责备,准备藉着神审判的烈火的祭坛,向神改正过来。朋友们,你必须在什么地方面对这个。你必须在什么地方面对它,所以你最好在这里面对它。不要等到明天早上。你可能在今晚回家的一场车祸中丧生。
117

最近在一场聚会上,我做了祭坛呼召,我在俄亥俄州像这样呼召。那天晚上,我离开教堂,出去了大约十五分钟。我听见有人在路边尖叫,我停下来,走到那里。一辆汽车出了车祸,冲到了另一边。一个妇人神经紧张地坐在那里,她摘下戒指,她神经太紧张了,被撞死了。她开车的时候在路上跟她女儿讲话。她们准备让她去医院。她们两个都应该走到祭坛上。女儿说:“撞车之前,妈妈对我说的最后的话是:’我今晚做错了;我知道我做错了。’”她的生命在那里被召去了。

118

哦,你说:“那件事不会发生在我身上。”可能会的。可能会的。如果圣灵再也不责备你了,不告诉你错了,会怎么样呢?那你就会像那样走进永恒。你知道,有那种的灵,你是不可能进去的。先生,回头检查一下你的生命,看看你是怎么生活的。回头看看那里,看看那是不是基督甜美、谦卑的生命,跟他所有的话语吻合。如果不是,那么,上来改正过来。当天空满了五旬节真实的祝福,能洗净你的心,洁净你的魂,为什么你要接受一个替代物呢?对不对?

119

今晚这里有多少传道人?我想要你们一些弟兄跟我们一起走上这里,弟兄,如果可以的话。是的,上这里来一会儿,可以吗,弟兄们?好的。

耶稣在他的道中说:“那听我话、又信差我来者的,就有永生,不至于定罪,是已经出死入生了。”《约翰福音》6章说:“在末日我要叫他复活。”复活。
120

会众,我们必须面对它。我们必须这么做,必须做成。所以,那不是感情。当然,感情随着它。没错。但关键是一颗奉献的心。只要接受神的道,说:“神啊,我做错了。我很抱歉我那么做了。你知道我的心。我做错了。就在这块地上,我承认我的错误。从今晚起,我与你订婚。我是新妇的一部分。我永远不再那么做了,再也不让我的脾气失控了。我要举止像个女士。我要举止像个绅士。我要做圣经说要做的事。我此时要接受你的道。”这样你才能得到一些东西。你们相信那个吗,福音传道人们?那是真理吗?是的。

121

现在,让我们低头祷告。你们每个人以自己的方式。记住,基督就在你身旁。在你面前的祭坛上,站着正在祷告的基督徒们;在你身后,福音传道人正在祷告。呐,这把你放在了祷告的氛围中。呐,你的认罪,在你心里以你自己的方式,[下面的人跟伯兰罕弟兄一起重复]“主啊,我错了;主啊,我很抱歉我做了这些事。我现在认罪。我相信你;我现在接受你;我要成为新妇的一部分。我奉耶稣的名祷告。”

现在,继续在你心里认罪。现在我要为你们祷告。
122

天父,当我看着那些爱我的人,看到你把道摆在那里,有时候这叫我忧伤。它简直切到骨髓里;然后你过来印证它是真理。它是真理。这里站着男人、女人,还有小女士,小女孩低着头站在这里,眼里含着泪水,正处在生命的十字路口;我想到他们本来可能会落入那群扭曲、摇滚、被鬼附、被邪灵压制的人中;但他们来到这里,今晚内心俯伏地站在这里,想要一个他们能按手在上面的东西,说:“主神啊,求你洗净我脱离世界上的事。”

123

这里是中年男人、年轻男人、年老妇人、年轻妇人,所有的人站在一起。他们承认他们错了。你向他们的心说话了;不然他们决不会在这里。这表明,若不是已经做出了一个决定,他们是不可能从座位上站起来的。神的灵在他们周围,说:“你错了。”

他们微小的生命说:“主啊,我要你。”
魔鬼却说:“安静坐着。”
但神的灵说:“站起来。”他们顺从地走上来,站在这祭坛旁边。
124

呐,我引述了你的道,“到我这里来的,我总不丢弃他。你们的罪虽像朱红,必变成雪白;虽红如丹颜,必白如羊毛。来向我买酒和油。我的恩典够你用的。那听我话、又信差我来者的,就有永生,不至于定罪,是已经出死入生了。”现在,羔羊婚娶的时候到了,新妇也自己预备好了。

父啊,他们是你的;他们是你话语的战利品;他们在这里要被道的水洗净,因为这是全备的福音。它对任何东西都毫不留情;它砍伐,甚至去到幼儿园的水平。这是在连根拔起,根除苦毒,根除冷漠,根除世界。主啊,求你用圣灵把它们连根拔起,把它们从这些人身上扔掉。
125

耶稣啊,我今晚为你认领他们,作为你自己个人的财宝,作你冠冕上的宝石,作你新妇的成员;我认领他们的生命。我同这些传道人、永生神的这些仆人一起全心地祷告;主啊,我祈求你从他们身上除掉世界上的事,赐给他们勇气站在撒但的面前。主啊,求你应允。我们相信你必做这事。你说:“你们奉我的名无论向父求什么,我必成就。”呐,你从未说:“或许我会成就,”你说:“我必成就。”我相信这是真的。

126

呐,经上也记着说:“他们奉我的名可以赶鬼。”那是魔鬼要夺去一个年轻女士或妇人,毁坏她的生命;那是魔鬼要夺去一个男人,毁坏他的生命。主啊,我在我的祷告中引述这个小故事。我祈求你垂听我,应允我的祷告,愿你今晚认领他们每个人,作为天国的珠宝。他们已经来了。我必须为我今晚的话交账。他们上来跟我一同站在这里,要在基督的身旁接受我们的位置。

127

撒但,你输了;你拦阻了一些人,但你没有打胜仗。耶稣说:“到我这里来的,我总不丢弃他。”

撒但,我对你说,有一天有个小男孩在放他父亲的羊。来了一头狮子,把一只羊叼走了,邪恶地虐待它,要吞吃它。但这个真正的牧人,他没有很多东西,只有一把甩石器;但他对永生神有信心。他去追赶狮子,抓住狮子,杀了它。狮子起来攻击他,他就揪住狮子的胡子,杀了它。他把羊从狮子口里救出来,带回到草场上医治它。
128

你夺去了神的这些宝贵的羊、这些女士,使她们剪短头发,涂脂抹粉,看上去像圣经所谴责的东西。你以为你得到了她们。但我带着这把祷告的小甩石器来了;今晚我将她们领回来。你再也不能控制他们了。你打败仗了。这里站着这些宝贵的男人,他们是神的羊羔,放开他们!

我们奉耶稣基督的名命令你。我在这些习惯、脾气、不道德之间,不管是什么,我凭信心把耶稣基督的宝血,重新放在他们和那些东西之间。你再也不能碰他们了。他们在天父的草场上;他们是他的孩子。离开他们,我奉耶稣基督的名命令你。
129

如果你相信这个,阴间就没有一个魔鬼能碰你。你被宝血遮盖了。你被祷告、福音的传道人、约的使者们、祷告所环绕。你们站在这里的每个人,上来这里,知道你有一些习惯、错误和你以为耻的东西,如果你现在把它们放在神审判的铜坛上,把这个当做基督所给你的赦免来接受,你愿意凭信心举起手献上这个祷告,说:“我现在接受它。结束了。从今天起,我永不再这样做了。”你靠着耶稣基督的血得救了,阿们!赞美归给神!

130

还有别的人想要上来加入这群人吗?会堂里还有病人想要在此时站起来接受祷告吗?请站起来。

我要你们在这里的每个人,如果你不是一个……如果你不是某个好的全备福音教会的成员,就去找一个,就去这个教会,如果可以的话,如果你住得离这里近的话。找到牧师,受洗。如果你还没有领受圣灵,就祈求神赐给你圣灵,充满你,使你成为新妇的成员。
看看那边生病的人,弟兄们。魔鬼不能控制那些人了。这是释放的时候,哈利路亚!你们相信这个吗?
131

那么,让我们低头祷告。你们底下每个生病的人,你们站着的人,彼此按手在对方身上。耶稣基督说:“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彼此按手在对方身上。呐,不要为你自己祷告,为你所按手的旁边的人祷告,因为他们在为你祷告。让我们现在作为基督徒教会一起祷告。

132

主耶稣,我们今晚为这得胜感谢你,为归向你的灵魂感谢。魔鬼以疾病夺走了你的一些羊。我们来领他们回来。作为永生神的教会,我们斥责魔鬼,说:“撒但,放开这些生病的人,我们奉耶稣基督的名命令你,使他们得到医治。圣经说:’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那是神的应许,我们知道它是真的。他们因主耶稣基督受的鞭伤得了医治。

现在,如果你相信,就举起手,将赞美归给神,阿们!
好的,牧师,现在是你的了。神祝福你,弟兄;今晚跟你在一起太好了;神与你同在,神祝福你,弟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