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1210 似非而是

1

早上好,朋友们。很荣幸今早又来到这里,我……他们告诉我说他们有一场特别的聚会,做了一些会议记录;他们本想要我来听那些会议记录,看我对此有没有话要支持或反对的,说有一些关于会面的事,他们有了一些麻烦。我想那样好极了,我接受这个;这给我一个机会,让我能……

2

人太多了;我猜等候的名单上此时有将近六百个特别的会面。我对我的话确实有义务,要与每个人在一起,直到我们听到神给那人的话语,瞧?如果你那么做,你可能会让一个人在等候的名单上等,可能跟那个人,为那个人等上两三个星期,瞧?直到我们确实听到从神来的话语:聚在一起,一同祷告;回去,分开;再聚在一起,一同祷告,直到我们有主如此说给那人。瞧,那时又有别的事了。

3

呐,这样,我是这样理解它的:每个人都把他们的要求写出来,不管是什么,只要交给我;让我拿到,然后让我为这个要求祷告,那我就能叫那些人到……那是,是这样的吗?[原注:内维尔弟兄说:“阿们!”]很好。瞧,可能当我在同这个人等候时,我能在这里这个人、这群人那里得到一、两百个人,在我服侍一个人的地方。因为这样,会让我有机会去见到更多的人。我真的喜欢这个。不管是谁想到这个主意,哦,我相信这相当好,很好。

呐,最近两个星期,对我是个有点不寻常的星期;我在我们主面前,没有露面,你们晓得。
4

但我想,在我们开始聚会之前,我想我……我知道一件事,我有个孙子在教堂的某个地方,或许……他是个伯兰罕,不守规矩,可能在这里的某个地方到处乱跑,所以,他是那个要接受这些指示的,他在这周围的某个地方。我想有一场奉献的聚会,给其他有小孩子的母亲。嗯,如果泰迪弟兄,我想是他,愿意来弹琴的话,我们要唱我们熟悉的婴儿奉献聚会的老歌“领他们归羊圈”。

5

呐,在很多教会有很多人,他们给婴儿行点水礼。我们要照着我所知道的尽量贴切地跟随圣经的作法。呐,圣经里没有地方说他们曾给大人行过点水礼,更别说婴儿了。没有地方说点水礼是神所命定的,无论婴儿还是大人。

但这里,在圣经里,他们把小孩子带到耶稣面前,他就举起手,给小孩子按手,为他们祝福,并说:“让小孩子到我这里来。”那是我们在这里行事的方式。呐,作为他的仆人,我们只是藉着祷告把他们带到神面前,如果这里有谁有小婴儿还没有奉献过……
6

我们不相信以任何形式给那些小婴儿施洗;因为他们没有罪。“他们是在罪里生的,在罪孽中成形的,来到世上说谎话,”但他们没有任何事要悔改的。洗礼是悔改,叫罪得赦。所以,婴儿没有任何事要悔改的;当耶稣死在十字架上,他洁净了所有的罪。呐,当我们够大了,知道我们要为我们所行的事悔改,然后我们悔改,认出基督为我们受死了。那个小婴儿认不出基督为他死了;但当我们够大了,认识到基督为我们死了,那我们就受洗归入他的死,在他的复活中起来。若主愿意,下个星期天我要讲这点,若主神愿意的话。

7

呐,因此,我们把小孩子带来奉献。不管任何母亲,任何教会,任何信条,任何肤色,其它任何东西,我们把所有的小孩子都奉献给主耶稣基督。

呐,泰迪弟兄,请你让我们唱这首歌“领他们归羊圈”,若是可以的话。好的,让我们大家现在一起唱。
领他们归羊圈,领他们速离罪恶深渊;
领他们归羊圈,领他们归耶稣羊圈。
我母亲刚去世后,在我的异象中,我领唱的歌就是这首“领他们归羊圈”,把小孩子带进来。内维尔弟兄,请你过来。
8

我认得这孩子。比利说:“不要摔着了他,不要摔着了他。”是的,这是威廉·伯兰罕,我们三个威廉·伯兰罕一起站在这里,三代人,三个名字。他今早也正看着我。他们身上有一些事,那是天真无邪的样子,你知道。他是小威廉·保罗。所以我们很感激神,我今早要把孙子从他爸爸(我儿子)手上献给主耶稣,一生事奉主,愿祝福临到孩子的父母。让我们低头。

9

我们仁慈的天父,当我手里抱着孙子时,我知道我在路上走得很远了。

但我想到了雅各,他老了,将两个孙子以法莲和玛拿西带到他的双膝之间,祝福这两个孩子,带给他们属灵的祝福,这祝福甚至持续到了今天。他交叉双手,从一个到另一个,在十字架把祝福从犹太人转给了外邦人。求天上的神现在临近。
主啊,你藉着我儿子和儿媳妇赐给我的这个孙子,我想到儿媳妇不生育,不能生孩子,那天从华盛顿州亚基马下来,她哭了起来,说:“我真希望我能有个孩子。”
你的灵就进到车里,我说:“你必生孩子。”今天我手里抱着这个好孩子,你说出的道,你的应许。
10

主啊,藉着我们简单的行动,我们凭着信心将这婴儿放在主耶稣的手里,他以圣灵的样式在这里,必将这婴儿接到怀里和看顾之中,必指引他的一生。求你赐给他健康和力量,赐他长寿,若是你耽延的话;愿这婴儿被使用来荣耀你;愿永生神的大能降在这孩子身上。如果他长大成人,耶稣耽延,愿他传讲福音。愿那将他赐给他父母的神的大能,永不离开他。

求你祝福他的爸爸和妈妈;愿他们长大,愿他在基督徒的氛围里抚养这孩子,凡是他们所能做的人的训练,愿这孩子都能得到。
这个小比利·保罗·伯兰罕,我藉着奉献将你交给全能的神,奉耶稣基督的名,阿们!
11

小婴儿身上有一些事,我想是太甜美了。

我记得罗伊丝,她叫喊,紧握双手,非常紧张。罗伊丝从大难中出来,只是一个宁愿过苦日子的肯塔基小女孩。一天晚上,耶稣站在寒风中向她显现。她过来,她和比利结婚后,两人将近午夜跑到家里,他们……在折叠床旁边,我搂着她,领她归向主耶稣。
她太想要孩子了;他们结婚了好几年。一天从亚基马下来,她有点哭了;那是一个……圣灵进来,跟她讲她所得的妇科病,那就是她不能生孩子的原因。后来圣灵又来了,咒诅了那个妇科病,给了她祝福。我刚才奉献了孩子。那里有一个……
12

我把一些小事记在这里了,是我想在我们读主题之前先说的。首先是将来的聚会,我已经记下了。那是下个星期天,若主愿意……我知道道路结冰了,很糟糕。我们这里有人是从乔治亚州、阿拉巴马州、佛罗里达州、俄亥俄州和伊利诺斯州来的。这小群人是由各个地方组成的。

一些人告诉我说:“比尔,早上我经过你的教会,那里有从全国各地来的车牌。”
我说:“是的。”
这里一个那里一个,我想新妇就是这样的。“两个人在田里,取去一个,撇下一个,”等等。
我不想要人们开车走那些结冰的道路。我知道我也要走,圣诞节过后,若是主愿意,我马上就要动身进入事工场;现在我有大约十五场不同的聚会安排好了。
13

我想宣布,下个星期天,若主愿意,我要教导一个对我非常突出的信息。我这个星期和上个星期一直都在查考圣经历史。我想讲这个主题:“基督信仰对异教,”或偶像崇拜,下个星期天。

接着,再下个星期天是圣诞节前夕,下个星期天;对不起,我是指一个星期后的星期天。一个星期后的星期天是圣诞节前夕。呐,如果我传讲一个信息,我那些从阿拉巴马州、密西西比州和乔治亚州等一带地方来的亲爱朋友,孩子们在圣诞节晚上肯定会失望的。若主放在我心里,要把圣诞节的信息传给教会,那我就会,若是神愿意,我向每个自城外来的人承诺,我会亲自给你寄录音带,瞧?所以,你不用在圣诞节晚上离开你的孩子们,在圣诞节前夕。我会在新年问候的聚会上给你寄录音带。请记得这个。
14

另外,你知道,你不能指望每个人都相信你所说的一切。那样是行不通的。

今早因为下来这里,我急着冲出来,忘记了。我刚好抬头看,伍德弟兄带了我妻子他们下来,我抬头看,几乎到了这里开始聚会,要我进来的时间。比利昨晚打电话给我,他们告诉我,说他们想要我今早在这里听听上次聚会做的会议记录。
15

我本想拿出历史,想要澄清我说过的一件事。不管你想要讲得多么清楚,仍然有人不明白。那是关于教会中的祭坛的事,瞧?有人说:“伯兰罕弟兄不相信教会里的祭坛。”我相信教会的祭坛,明白吗?但祭坛不是人们来祷告的地方。圣经中任何时候都从未做过祭坛呼召;没有这样的事。

下个星期天,我想给你们拿出早期教会的历史,那是教会里没有祭坛的原因。因为在祭坛前俯伏是异教敬拜的形式,根本不是基督徒的想法。呐,下个星期天我也要讲讲这点。早期的教会没有祭坛来做祭坛呼召,只有一个空的房间;就是这样。没有十架受难像,没有任何东西,房间里什么也没有,只有平平的地板。人们,早期时代的五旬节教会……下个星期天我要根据许多不同的历史学家给你们看,若主愿意的话。我要从艾恩赛德的《早期天路教会》拿给你们看,从希斯洛普的《两个巴比伦》、从《前尼西亚大会》和《尼西亚大会》,哦,许多不同的书,黑泽尔汀的早期教会著作和不同人的书。你瞧?要指给你们看没有一处。
16

甚至在爱尔兰,我在那里访问了天主教称圣徒帕特里克是天主教圣徒的教会,但绝没有一点历史那么说过。那位圣徒帕特里克完全是个抗议罗马教会的人。没有任何地方;没有人能拿出任何历史表明他是个天主教徒。他,他的人,他学校的所有人都在北爱尔兰。当这位天主教徒皇帝进入英格兰时,他处死了一万个圣徒帕特里克的人。今天那教会仍然耸立在那里,他的学校和一切都在北爱尔兰。

你在那里听到他们说圣徒帕特里克把所有的蛇都赶出了爱尔兰,你知道那是什么,是历史事实吗?他相信五旬节,有能力拿蛇,拿起蛇。这就是那些说法开始流传的原因
彼得在罗马头朝下钉十字架,这不在殉教史中。我到处查找每一本史书,读历史学家的书,我所知道的一切,没有一节经文说保罗或彼得是在罗马被杀的。那是教条,是由第一间罗马教会开始的,不是真理。有非常多。下个星期天我要讲讲这点。
17

呐,我听到太多的另一件事是,有人告诉我,一个了不起的著名传道人,他说:“伯兰罕弟兄,你为什么不由那些女人去呢?”他说:“你知道人们把你当作是先知吗?为什么你不教导她们高深的属灵事呢?”那人可能就坐在现场。如果是,我要你明白这点,弟兄。“为什么你不教导她们高深的属灵事呢,你爬到哪里,让她们也爬到那里;而不要告诉她们不要剪头发和穿哪样的衣服?”

如果你在场,或听到磁带,弟兄,如果我不能叫她们离开幼儿园,我怎么能教她们代数呢?她们自身没有体面和道德,甚至不让头发长起来,穿着像女士,你要怎么教她们属灵事呢?瞧?不认识最基本的,不认识abc;当她们连abc都不认识时,还试图教她们高深的事,给她们大学教育吗?让她们先学abc,然后我们要继续讲那个。
18

呐,上个星期你们这里有一个了不起的人在讲台上代替我。那是威廉·布斯·克利本,在众传道人中被公认是传道人的王子:了不起的人,非常了不起的传道人。坦白地说,他是地上最好的传道人之一。这人会用七种不同的语言传福音,所以你能想象他是什么人。他是个全福音传道人。

在那次与七个基督会传道人的辩论中,他是与我呆在一起的人。如果曾经有人是我觉得惋惜的,就是那些人,毕竟他跟他们讲过了。我一生从未听过那样的事。他们甚至起来,开始走开。他在门口遇见他们,说:“我本以为你们想要谈论神的医治呢?”
19

但他太直了,非常的直。他就尽自己所能叫他们笨蛋等等,你知道。他真是直,那是他唯一的事。如果他用爱来调和那知识,就会不一样了。你明白吗?他可能在这里。是的,我是那个意思,你知道,像那样,如果他对此事非常体贴的话。但是,哦,他是英格兰裔,他确实能被大大地搅动。

但他在门口遇见他们,指着他们的脸,说:“你们尖锐地批评他,”就是指我,他说:“我要在公众面前揭露你们,我真的要把你们当作一群傻瓜,”他说。从此我再也没有听到他们了,瞧?不,我不责怪他们。我也会离开的。是的,因为在布斯弟兄周围你永远插不上话。
20

一个极好的传道人,好人,好基督徒,清洁、道德的人,据我对他所知道的,认识他几年了。我必须听他的磁带,听他向你们传讲的,关于神多么神圣、崇高,我们怎么生在罪里;一个人能做什么事带来,或能告诉神要做什么事,瞧?那确实精彩。

呐,我之所以在这个时候离去,我用了一个星期禁食祷告,带领了我做出一个决定。
21

我这里有一个小开关,应当在什么地方,那个审查员,删去我不想要的。哦,在这里,是这个。我想要什么录在磁带上,你们不想要什么录在磁带上。所以,弟兄们,如果你的磁带乱了一点,瞧,没有……你可以把那部分剪掉。呐,但在那里,那样有太多的录制,以前梅西尔弟兄他们有唯一能录磁带的人,嗯,我会让他们在底下审查那些磁带,然后让它们传出去。但在这点上,现在任何人都能录制磁带(你明白吗?),任何想录磁带的人都可以录制。所以,我必须亲自在这里从这个开关审查它们,我不想要说的,或者是录在磁带上传出去。

因为有一些事我可以在这里告诉你们大家,就是我肯定不想跟人们出去。那就由他们去吧。若是瞎子领瞎子,两个人都要掉在坑里。你明白吗?所以,不要触犯他们。就像耶稣说的:“不要触犯那些法利赛人,”又说:“如果他们想要一些钱,如果他们想要一些丁税,就下去海边钓鱼,拿起先钓上来的鱼,从它口里必得一块钱,去付给他们,”又说:“不要,不要触犯他们,由他们去吧。”
22

在我一生中,从我小的时候,主就一直给我异象,我们在教会这里都熟悉这事,在这些录音带所要传到的地上,我确信异象。有这本打开的圣经摆在我面前,在我所站的神面前,我从不知道有一个异象落空过。它们一向都是完美的。

几个星期前我有一个异象,到下星期二大约是三个星期;那异象驱使我跪下去,去到旷野禁食祷告。我穿上(由于天冷)沉重、保温的内衣,我在打猎旅行中穿的,这样就不会冻着,到我的洞里和树林里。我上去,不是……
23

有人说:“瞧,伯兰罕弟兄,你上去寻求吗?你应当上去寻求从主来的异象。”

我说:“不,你不要去。你不要那样做。你不可能从神那里拽出任何东西来。”
瞧,就是这个原因,人们一直在会面时说:“求问主,只要持守它,只要持守它。”
关于预言临到每个经过这个祭坛的人,我有主的话要给内维尔弟兄;神告诉他,确实因这事责备了他,瞧?不要那样做;你们会将他推到肉体里,那你们就会有一个假先知,瞧?让他只照着圣灵带领他的去做,明白吗?
不要试图从神那里拽出任何东西来,因为你不能那么做。他只说……像被雇的先知巴兰,他说:“我只能说神放在我口里的;除此以外,我不能说。”
24

但圣灵降在耶稣身上后,耶稣才去旷野禁食。“约翰作见证,说看见神的灵降在他身上。”他被神的大能充满,神在他里面,然后他进旷野禁食,不是之前求圣灵降在他身上,乃是圣灵降在他身上以后,他进去禁食,明白吗?

25

呐,在那些异象中,我可以这样说。我提到过一次,我本想从磁带上剪掉,但我相信我会把它留在上面。

我猜那是早上大约三点。我起来了,看我前面的地方,我正走向约旦河:好像我正站在巴勒斯坦的地图上。我正走向约旦河。似乎我能听见这首歌:“我正走向约旦河,”有人正在唱。当我走近河时,我回头看,看我是从哪个方向来的,那里离约旦河还有三分之二的路。我朝约旦河对岸看,我说:“哦,赞美神!对岸就是所有应许所在的地方;每个应许都摆在应许之地上。”
26

然后我清醒过来,我想:“我可能有……可能我是在做梦吧,因为这是半夜?”瞧,异象是你眼睛开着的时候看见的东西,就像梦一样。你正在观看它,你知道你正站在这台上,你正站在这里,但好像你是在梦里。你无法解释它;没有办法解释,瞧?那是神的作为;神的道路是无法解释的;必须凭信心接受它们。

27

当时我站在这张椅子旁边一点点,突然异象又回来了。这时我知道那是异象。当我又进入异象时,似乎我被举起来,站在一条公路上,跟某个弟兄在一条狭窄的公路上。我从来不知道这弟兄是谁。我四处观看,我说:“呐,我的确知道这是异象;主神在这里。”似乎大家都害怕,我说:“大家因什么如此害怕呢?”

一个声音传来,说:“现今是如此的危险;当它袭击你时,那是极其可怕的事,就是死亡。”
28

我听见杂草被压下去,我一看,来了一条巨大的蛇,爬过杂草。我想:“既然知道这是异象,我就要看看这动物或这头兽是什么。”它爬上了公路。我一看见它,就知道它是一条树眼镜蛇。呐,树眼镜蛇是非洲的蛇,这种蛇的咬伤是所有蛇中最致命的。没有东西像树眼镜蛇那样毒。蛇,当然,代表了罪、死亡,瞧?我们这个国家有响尾蛇、铜头蛇、棉口蛇(水蝮蛇),很多的蛇,如果你身体不好,一条蛇咬到了你,或许就会让你毙命,但如果你没有马上得到某种救助……

29

我们去了非洲和印度,发现了眼镜蛇。有黑眼镜蛇;它是一条黑蛇,也是咬到就会死。有黄眼镜蛇,比它毒得多。黄眼镜蛇,被咬到的人会如此可怕地死去,死于窒息;呼吸系统瘫痪了。人们呼吸不了;只是张开口喘气,试图呼吸,像那样死去。就是那种蛇差一点咬到比利·保罗,我们在非洲打死了那条蛇。

接着是树眼镜蛇,它就是死亡。当它……它太快了,你无法看清它。它走在杂草上面,用尾巴的后部使自己向前推进,很快就不见了。它通常是咬你的脸部;高高地竖起来,重重地咬。它咬到你,你就只有几口气了,就完了。转变得相当……它不仅进入血液里麻痹,还使神经等等瘫痪,你几秒钟后就死了。那些土著男孩和走小路的男孩,你可以说“树眼镜蛇”,他们就会把头碰到一起,尖叫,因为当它咬到了你,几秒钟后就是死亡。
30

这条蛇上了公路。我想:“瞧,是它。”于是我看着它;它也生气地看着我,吐着舌头,爬过来了。但它靠近我时,会迅速地移动,然后越来越慢,只是颤抖,停住了,然后有东西把它挡住了;它咬不到我。它便转向另一边,试图从那边接近我;它退后,又开始,向我发出嗖嗖声,越来越慢,越来越慢,然后停住,像那样摇动,又退回去;它无法攻击我。

31

然后它转过身看着我的朋友,去追赶我朋友。我看见我朋友跳到空中,尽力跳过它,跳过它,跳过它,那东西正在攻击他。我想:“哦,要是蛇咬到了他,他立即就会死。难怪每个人都那么害怕,因为那东西一咬到你,你立即就会死。”它像那样攻击他,我举起手,说:“神啊,求你怜悯我的弟兄,”我说:“要是那条蛇咬到了他,就会要他的命。”

我那么说的时候,蛇就转向我,再次看着我。一个声音从我上面传来,说:“你已经被赐予了能力来捆绑它和最危险的或任何东西。”
我说:“神啊,我该做什么呢?”
他说:“只有一件事是你该做的:你必须更加真诚,(瞧?)你必须更加真诚。”
我说:“神啊,求你赦免我的不真诚,让我拥有真诚。”当我再向神举手时,有一个大的东西临到我,将我提起来,似乎我整个的身体都被这个东西充满了。
32

我看着蛇;它开始向我攻击,然而却攻击不了。我说:“撒但,我奉主耶稣基督的名捆绑你。”一缕蓝色的烟便从那蛇身上掠走了,它卷了起来,成了像“S”一样的符号,大写的“S”向后延伸,成了“&”符号;“&”表示“捆绑这家伙或它以下的任何东西”,因为它是最危险的。蓝色的烟从它身上出去了,它的尾巴缠着头,使自己窒息而死,因为它形成了这个向后延伸的“S”,那个“&”符号(好像连接词,你瞧?),使它窒息而死。那弟兄就自由了。

我走过去,踩在它上面。我说:“呐,我必须查明这件事,因为它是异象。”我踢它,它那样转过来,好像一个把手,大水罐上的把手,成了坚固的水晶。我说:“想一想这事,多快啊!那缕离开它的蓝色的烟是生命等等,所有的元素都变成了玻璃。”
就在那时,一个声音又传来,说:“你也可以把它解开。”
于是我说:“那么,撒但,我把你解开,好叫我可以知道。”当它被解开时,又开始活过来了,扭动着。我说:“我奉耶稣基督的名再捆绑你。”当它被捆绑时,烟又从它身上掠走了,它又使自己窒息,变成了水晶。
33

当它变成那个时,那声音说:“呐,你必须比现在做这事时更真诚,”然后就离开了我,我又站在房间里了。

过了一会儿,我听到钟发出响声,我妻子起床了。我猜你知道孩子们在家里是怎么回事,一个说:“妈妈,我今天要穿什么?我的书本在哪里?我做了什么?”你知道。就像任何家一样,你几乎听不见自己在思考,因为所有的孩子都想一下子准备好。
34

所以,我悄悄地进了内室,跪下来,我说:“主耶稣,我不知道这些事。我该做什么呢?孩子们过一会儿就要叫我送他们上学,我该做什么呢?”我四处观看,我的圣经放在那里,我说:“主啊,你若赦免我……”我不相信只是打开经文,从圣经里拿出一些经文,就那样说,但有时候神可以藉着这样的事安慰你。我说:“主啊,在此时这个紧急情况下,在你的灵离开我之前,我不知道要做什么,孩子们还有一个小时,就要出去了。你愿意指示我吗?天父,如果那是你想要告诉我的事,那就求你让我知道。”

35

我拿起这本圣经,那样把它打开,我的拇指放在《哥林多前书》5章8节,是像这样读的。“你们去守……”我正打算向主禁食。我告诉他我要出去禁食。经上说:“你们去守这节,”身体上的禁食就是跟主守节。我们知道这点。“你们去守这节,不可用旧酵,也不可用恶毒、邪恶的酵,只用诚实真正的无酵饼,”正是主在异象中告诉我的。“去守……”神是我庄严的审判官。“用诚实真正的无酵饼,那就是道。”于是我明白了主的意思。因为他……

36

几年前,我看到圣经降下来(我把它记在这里了。),降下来;一只手从天降下来,指着《约书亚记》,读了头九节,就停在那里了。那是约书亚到了旷野,但却从未……他准备……他走近约旦河,神把他叫出来,说:“从今日起,我必使你在以色列众人眼前尊大。”[书3:7]后来他领以色列人过了约旦河,到了那地,把应许之地赐给他们,分给他们。

37

我去到树林里祷告,祷告,禁食。呐,我回到我遇到那些松鼠的那棵树那里,你们在别的信息中听过那些松鼠在哪里。早上大约三、四点我站在那里,我早早地起来,拿着我能看见的灯,摇摇晃晃地穿过矮灌木林,去到那棵树那里,因为我被带领去到那里。后来我遇见了主。神啊,求你帮助我活得更加忠实。

38

现在,我要读我的主题。我今早选了一个主题,记在这里的某个地方(哦,是在这里。),《约书亚记》,《约书亚记》第10章。对你们想跟着我读的人,第10章12节。我只有一个小时。

我想,我不确定,但我相信比利说他今早发了祷告卡,说:“没有很多人,但有些人想要接受祷告。”谁拿到了祷告卡,现在请举起手。哦,很好。瞧,好了,很好,好的。
呐,《约书亚记》第10章12节。
39

记住,呐,将来,下个星期天我要讲“基督信仰对偶像崇拜”。那时我会告诉你们,主是不是带领我讲圣诞节的信息;似乎我心里有个信息要在圣诞节给会众。那时我会告诉你们的。

40

呐,从《约书亚记》10章12节读起。

12当耶和华将亚摩利人交付以色列人的日子,约书亚就祷告耶和华,在以色列人眼前说:“日头啊!你要停在基遍;月亮啊!你要止在亚雅仑谷。”13于是日头停留,月亮止住,直等国民向敌人报仇。这事岂不是写在雅煞珥书上吗?日头在天当中停住,不急速下落,约有一日之久。(现在听着。)14在这日以前,这日以后,耶和华听人的祷告,没有像这日的,是因耶和华为以色列争战。15约书亚和以色列众人回到吉甲的营中。
41

愿神给他的道加上祝福。呐,若是主的旨意,我希望你们等我一会儿,读了这么一段经文,我想拿一个奇怪、古怪的主题;我要你们注意,并在这期间为我祷告;我想选一个词作题目:“似非而是。”

首先我想解释“似非而是”是什么。在韦伯词典中,说“似非而是”的意思是“某件不可信却是真实的事”。那是个似非而是。某件几乎完全是没有理由的事,不可能是那样的,然而它却是,那是个似非而是。我想在“似非而是”这个词上停几分钟。
呐,我们有许多事是我们可以作为似非而是提到的。我想要提到的一件事是:这个世界本身就是一个似非而是;它的存在是一个似非而是。
42

昨晚我在跟我的女儿利百加谈话,她在念高中。我正在这里查考经文,跟她讲到这节经文。她说:“爸爸,约书亚真的叫世界止住了,是吗?”

我说:“我不知道他止住了什么。他止住了太阳。”
她说:“他不可能止住太阳的,因为太阳并不运转。”
我说:“但太阳的映像穿越地球,他止住了那个。”
她说:“哦,那么神停住了地球。”
我说:“对不可知论者来说,如果地球刚好停住,失去了地心引力,会发生什么事呢?它会像一颗流星、导弹一样穿过太空,会在太空中坠落一千亿年。”
但圣经说日头止住了,一整天没有移位。我相信这点;我相信这点。那是不可理喻的,难以置信的,但却是真理。
43

请告诉我,地球的顶端是哪个,是北极还是南极?如果你在太空中,你怎么知道呢?你说:“南极在下面,在我们的下面。”他们却认为北极在下面,在他们的下面,瞧?

地球立在太空中,有一圈空气,每小时旋转一千多英里。因为它转一圈是24小时或者说是两万五千英里,每二十四个小时旋转一圈,所以,它旋转时,每个小时运行一千多英里。它从未偏差,都是绝对准时。它在的地方,在它所旋转的赤道上,从未偏差一分钟,完全准时,立在空中。如果那不是个似非而是,我就不知道哪个是了。整个天空体系是怎么样的,它们是那么准时,那么完美;以至在未来的几年,现在以后两、三十年,科学就能看到日食和月食的出现和经过,能准确地告诉你,它们什么时候会经过,什么时候日食、月食开始。
44

不管我们有一块多么好的手表,一块准确的手表。我这里有一块手表,是我在瑞士时别人送给我作礼物的,大约值三百美元,送给了我。没有一个星期不要重新定时的;所有的钟表,人所造的东西没有一样是那么完美的。几年后,它就会磨损,没用了。它越旧,就越糟糕。宝石会磨损,会失去准确性。人所打磨的或制作的东西,或人磨出来的东西,没有一样能保持完美的。

但这个地球保持完美。是什么控制着它?瞧,你说:“我不知道是什么控制着它,是什么把它留在位置上的。”它真是个似非而是。你无法形容神是如何做这事的,但他做了。所以,那才是最主要的,他做了。我们知道是那样的。
这是难以置信的,你可以把一个球抛到空中,这球不会在相同的位置上完成一次运行。
45

在这里我想到了不久前我在沙漠里。这些老的仙人掌,你血液中的酸会把它吸到你身上,其中一棵那东西跳到我身上了。你无法将它摘掉,必须拿什么东西将它挑出来。它上面有小小的芒刺。不管你把针磨得多么锋利,针头也是钝的;一根针,你可以把它搞得极其锋利,但跟那些仙人掌相比,它还是钝的。然而它却是一片叶子,自己卷得紧紧的。自然界可以把一片叶子的尖端卷得比精密机器所能磨的还更紧,更锋利,怎么可能呢?然而,一直到那尖端的末了,是像鱼钩上的倒刺,哦,小倒刺要在它生长的时候保持它,握住它。对科学来说是个似非而是,难以置信,但却是真的。

46

我想要人来解释这点。我无法准确地告诉你们科学说月球离地球有多少英里远。但我想说,月球离地球有几百万英里远,怎么还能控制大海的潮汐呢?是怎么回事呢?怎么可能呢?那是个似非而是,但我们看见它发生了。它发生了。月球控制潮汐。当月球像这样离开地球时,潮汐也随着它。神设立月球管理潮汐,设定界线,它们不能越过神所画出的界线,说:“瞧,你可以靠近这条线,但不能越过剩下的部分,因为我设立了我的守卫来管理你。”

47

月球,离地球几百万英里,向那大海呼唤,设立它的界线,控制它;难以置信。月球上是什么?只要离地几英里,所有的地心引力、空气和别的东西都消失了,进入太空中,那里甚至没有空气,有几百万英里远,然而它却控制着潮汐。它说:“你可以去到这么远,但不能再远了,因为我是神的守卫;我是神设在这里的监视器,你不能越过这些界线。”请解释这点。神是怎么做那事的,是个似非而是,但他做了。这是无法解释的。

48

我们有冬天,地上有雪,寒冷,地冻住了。一粒种子,在那粒种子里是生命的细胞,那粒小种子会冻住,裂开,果肉从里面流出来;但那生命的细胞还躺在尘土里,在会杀死任何生命的冰冻里。它怎么能得到保全,然后又在春天长出来呢?无法解释,是吗?那是个似非而是。

49

我们拿《希伯来书》11章3节来看;我们明白圣经说,保罗讲的,世界是藉着神话语造成的和拼在一起的:一个似非而是,道可以说话,从那道里就造出了物质,所以,显然之物是从非显然之物造出来的。我们看见的东西是神说出的道。地球是神的道;树是神的道。为什么我们害怕相信那位以大能和权柄赐下了这样的道的呢?为什么我们害怕把那道接受到自己身上并运用在自己身上呢?这表明我们掉进了不信里。它是道,神的道,一个似非而是,真是一个似非而是,是神的道。

50

我还想快快地指出一个似非而是,那是神呼召亚伯拉罕并告诉他的时候,当时他一百岁,撒拉九十岁,撒拉的更年期已经过了四十年;亚伯拉罕,他的生命如同已死;撒拉,一开始就不生养,她的生育已经断绝,然而神说他要通过他们带来一个孩子。那是一个似非而是。问问医生,百岁的妇人能不能养孩子,生孩子。那是不可能的;是难以置信的;但她生了,因为神说她会生孩子。

想一想,这是难以置信的事,一个人可以背对着帐棚而坐,一个身上满是尘土的陌生人,告诉一个在帐棚后面的妇人,她在想什么。一个似非而是,难以置信,但却是真的。
51

这也是难以置信的,亚伯拉罕带他的独生子以撒到山顶上,带他到山顶上,要把他献为燔祭。他到了山顶上,把以撒放在柴上,准备杀掉他;当他正要伸手的时候,有个东西抓住了他的手。有一只公羊两角扣在山顶的旷野里。一个似非而是。那公羊是从哪里来的?它怎么可能在离文明一百英里远的地方没被狮子、豺狼、野狗、野兽等等杀死呢?它是从哪里来的?它是怎么到达那里,在没有水的山顶上的?亚伯拉罕捡石头的时候,为什么它不在那里呢?亚伯拉罕给那里起名叫耶和华以勒,“主自己预备了祭物。”难以置信,但却是那么真实,因为他是耶和华以勒。对我们的知识和科学来说是难以置信的,但却是真的:一个伟大的似非而是。

它过去是似非而是,将来也是,耶稣在《马可福音》11:22-23,他说:“你们若对这座山说:’你挪开,’心里不疑惑,只信你所说的必成,就必给你成了。”那是难以置信的,但却是真的。这是一个似非而是。
52

我可以停在这里说,在那边的树林里,那天早上我坐在那棵树旁边,树林里没有松鼠,但当一个声音说“说话,它们就必在那里”时……

愿神帮助我,即使我在结束这个信息前死了,当时我手指着一棵光秃秃的胡桃树,说:“松鼠要坐在那里,”它就在那里了:难以置信,但却是真的!
神说:“下一只松鼠要在哪里?”
我说:“在那些树丛里,”我还没有放下手指,它就在那里了。
“下一只松鼠在哪里?”
“在那片田野的那棵死树上。”它就在那里了。难以置信!
53

那天早上,我问我妻子,我说:“亲爱的,我失去了理智吗?我成了疯子吗?我出了什么问题?为什么我说我所做的这些事呢?我做这些事是为了什么呢?是什么使我这样呢?”我爱人们,然而却将他们撕开。我禁食祷告要摆脱这个,我越禁食祷告,情况就越糟糕。难以置信,但却是真的,是真的。

54

当时我看到一个妇人在房子后面举起手,赞美主。那是坐在那里的海蒂·莱特。她有两个男孩,请他们原谅我说这话,他们是背逆者,是属世界的孩子。那天这妇人坐在那里,是个寡妇。我说:“海蒂,主神……你说了正确的事。神预备了那些松鼠,他是耶和华以勒。”

她说:“那完全是神的真理。”哦,她说了正确的事。一个人能说这样的话似乎是难以置信的。
55

正如布斯弟兄告诉你们的;像我们这样肮脏、污秽,那位坐在月球、众星、诸天、时间和永恒之上的是谁呢?正如布斯弟兄说的,那天我也读到了同样的东西,读到爱任纽,甚至天使在神的眼里也是肮脏的。我们是谁呢?

但一个妇人说了正确的事,就感动了耶和华的心。主说:“问她想要什么,然后给她,”阿们!难以置信,但却是真的。此时就在这里,在我们的眼里,是看得见的证据;她求两个孩子的灵魂成为基督徒。神把她所愿的赐给了她。难以置信!那是比医治一个病人更大的神迹;那是改变一个人的生命、魂和身体,他的一切;改变他的天性。难以置信,但却是真的。那是个似非而是。我们在到处都看见了。
56

在挪亚的时候是似非而是。挪亚,一个人,只是个普通人;他成了先知或者说是主的先知,或许是在务农。神告诉他:“当为雨从天降下来做好预备,”那时没有下过雨。从来没有下过雨。上面没有办法得到雨。地上从来没有下雨。没有海洋;没有水,然而神告诉他要造方舟来拯救他的家人。神把雨降下来了。那是个似非而是。不科学,但不管怎样(什么?)它是个似非而是,是的。

57

这是个似非而是,当时希伯来少年不管发生什么事,他们都决定要持守神的道,王把窑炉烧得比寻常热七倍,将他们扔进窑里,几个跟他们一起走上跳板到窑门口的人,窑里的热气把这几个人都烧死了,他们死了。但那几个希伯来少年却走进了那窑炉里,或许有三个小时。甚至他们连灰都会没有了,因为在他们里面的生命会死亡。如果一个人因着走近它就死了,那对另一个人又会怎样呢?但那些人将他们扔进窑里,我们说是三个小时,可能是五个小时。

58

王可能去吃了午饭,回来,说:“打开窑门;他们连灰都不会剩下了。”但当门打开时,他们还在里面,没有受伤,在火中游行;难以置信!但却是真的,为什么?王说:“你们扔了几个进去?”

他们说:“扔了三个进去。”
王说:“我看见四个。”就是那个造成了似非而是。“那位相貌好像诸神之子。”他不是诸神之子,乃是神子。他们是异教徒。哦,神和他伟大的道!
59

有一个时候,神的军队成了懦夫,惧怕一个站在山坡上的人。敌人让一个是任何人三倍大的人站在山坡上,说:“呐,你们说你们相信一位真神;瞧,让你们的一个人出来跟我打,我们就不会,我们就不会再流任何血了。”神的敌人让神的教会背靠山坡,他们正在夺取它;他们害怕了;他们是懦夫。

一个小个子进了营中,他身上裹着羊皮,牧羊人的外套;是全军中个头最小的人,甚至不是个战士。但那是个似非而是,神选了那个人,那个不被关注的人。圣经说他面色光红。这个小个子使得敌人全军溃退。那是个似非而是。看起来好像神会给那支正在行进的大军足够的勇气去打仗。他们是神的仆人,为什么不去打神的仗呢?那是神的敌人;要夺取它。看起来好像神会给他们勇气;但神选了一个人。
60

记住另一个似非而是,这小个子从未拿过剑。扫罗试图把自己的盔甲给他穿,试图把剑放在他手里。这可怜的小个子承受不了;他拿了甩石器,一根橡皮或一块皮革,用两根绳子缠在上面。他打败了敌人的全军,将他们打垮了。那是个似非而是,那个小男孩怎么能把一支军队赶跑呢?

那是个似非而是。肯定的,是神做的。他只是被充满了。肯定是的。那是神所做的;那是神行事的方式。是的,先生。
61

这是个似非而是,当时埃及拥有他们最强大的军队时,整个世界都被征服了;他们让各国都处在他们的掌管下。神决定要毁灭那支军队,毁灭那个国家,看起来好像他要兴起亚摩利的军队,或某个地方的大军,打发他们带着更好的装备下去,或者把所有的宗派联合起来,下去并肩作战,这样就会得到充分的合作。但神用了一个似非而是;他选了一个八十岁的老人,手里从未拿过剑,乃是一根弯曲的杖,就把埃及沉入到死海底下。神所能行的事是难以置信的,但那却是他行事的方式。他用似非而是来做这事。瞧,他使这事成了一个似非而是,用牧羊人的一根弯曲的杖而不是一支行进的军队来打败一个统治世界的国家。

哦,神现在在等候的唯一一件事,我相信……俄国对神算不了任何东西。神想要得到一个人;他用不着有大组织;用不着有大宗派;他想要得到一个人,让神能将他的灵倾入这人的里面。那灵必告诉剩下的事;必有另一个似非而是。等到神能让某个人完全投降,那将成就这事。那是神做事的方式;他用似非而是。
62

这是一个似非而是,当时神的一个叫约沙法的伟大战士跟一个叫亚哈的堕落者一同站在门口,他说:“我们上战场之前,求问主岂不是一件好事吗?”呐,如果那人的心渴望知道神的旨意,某处就必定有神的旨意。

一大群人的商议不一定都是安全的。亚哈说:“我有所有的传道人,他们都是先知;我要叫他们来这里。你知道,如果我叫出四百个先知,我们就必找到主的旨意。”你并不一定能找到,不一定。
如果它不符合道,就要远离它。我不在乎有多少人在那里。要持守那道!神不可能收回那道。
呐,亚哈将他们都领出来,他们都一口同音地说预言,“主与他们同在;上去吧!”
但还是有什么事不对劲。那位属神的人知道不对劲,他说:“你不是在某处还有一个人,另一个人吗?”
“哦,”他说:“我们还有一个,只是我恨他。”
他说:“王不必这么说。”
63

神选择了一个不识字的男人,一个对国家来说是变节者的人,一个被藐视和被弃绝的人,给饥渴的心带来他的信息。不是所有的宗派在一起一口同音地说话,神带来了一个人:一个似非而是。但这人拥有真理;被证明是真理,因为他与道在一起。那绝对是个似非而是。

呐,你说:“你的意思是不同意所有这些、那些和别的?”如果它与道不一致,我就不同意它;没错。神的道永不落空。
不久前跟一位神甫谈话,他说:“伯兰罕先生,你试图从圣经的立场争论,”他说:“我们相信教会,跟那个没有关系;我们相信教会,相信教会说的。神在他的教会中。”
我说:“神在他的道中;他就是道。”没错,这道。
64

那就是米该雅接受道的原因。神用一个似非而是使每个宗派蒙羞,成就神仆人的道:用一个被藐视、被弃绝、被恨恶的人。什么?被自己的人民恨恶。呐,他不是个共产主义者,或者说他不是别的什么。让我们说他是五旬节的,五旬节派团体恨恶他;他们不喜欢他;他们跟他没有任何关系。但他拥有神的道;神从中做成了一个似非而是。

“为什么神不,如果所有这些人都是先知、传道人等等,为什么在这个大团体中决定事情不比一个人更好呢?神只让一个人的话比其他人的正确,似乎是不可理喻的。”
65

因为那个人的话是神的话。就是因这缘故,神使那事情成就,因为那人与神的道在一起。别人是在说虚假的预言。是的,神接受一个小人物的话,使之成为真的,那是个似非而是,因为那是神的话。神必须支持他的道,不是公会的道。而是神的话,那才是他支持的。

神接受米该雅,而不是一所学校里训练有素的传道人,有名的人。丝毫不是反对他们,他们是了不起的人;他们不是相信另外一位神的人,他们相信的跟米该雅相信的是同一位神。但他们举止好像他们相信神,却不愿接受他的道,因为他们想要受欢迎;他们想要讨王的欢心。他们的瞎眼看不见神真实的道。神怎么能祝福他咒诅了的东西呢?
66

你们女士和男人,不要以为我这样说是恶意的,我这样做是诚实的。就是这个原因。我怎么能说女人没关系,任凭她们剪掉头发,类似的事,穿她们的衣服,说那跟这没有任何关系呢?神的道说有关系。只要女人那么做,她就是丢脸的、可耻的,神就不跟她打交道。我不在乎她多么会说方言,跳跃,叫喊,她跟神成不了什么事。那是主的道。

男人们,你们不能管理自己的家,还想要做传道人和执事吗?你怎么适合在台上做传道人,带领永生神的教会,为他们分派基业呢?因为你想得更多的是你的饭票和进来的奉献,而不是神的道,耻于在女人面前说出来,害怕你会不受欢迎。愿神怜悯你有罪的魂!要照真理说出神的道!
67

约翰说:“斧子已经放在树根上。”斧子就是神的道。“凡不结好果子的树就砍下来丢在火里。”神啊,求你带给我们另一个似非而是。

正如我刚才讲的,为什么神选取施洗约翰,而不是那时训练有素的祭司呢?他选取一个一辈子从未上过学校的人。所以,我们晓得约翰九岁时进了旷野,单独与神同在。
68

几天前读到《尼西亚大会》,那是在最后的使徒圣徒约翰死了很久以后。那些人上那里去参加尼西亚大会,一些老弟兄让其他人感到尴尬;他们穿着羊皮去到那里;那些穿长袍的皇帝,像康斯坦丁和罗马的主教。而他们身上裹着羊皮,在旷野吃以蔬菜为生,但他们却是主的先知。那小教会,希腊这边继续前进;罗马那边后退了。但这表明,当你妥协时,你就不可能是基督的仆人了。

69

约翰。那时的教会是非常正统的;他们有祭司,是训练有素的人。但神挑选了这个根本没有受过教育的人,领他从旷野出来,身上裹着一块羊皮,胡子拉茬,头发垂在脖子上;没有讲道的讲台,没有教会邀请他。但可能他是站在半膝深的泥里,传讲:“神的国近了。”神拣选了那个人。

70

耶稣说:“你们出去是要看什么?看在各种学校里会讲话的人吗,看穿细软衣服的人吗?”他说:“他们是在王宫里。你们出去是要看什么?看先知吗?”他说:“他比先知大多了。这就是先知说要来的:’我要差遣我的使者在你前面。’”他是立约的使者;他是伟大的先锋。

71

但那是个似非而是,神怎么……为什么他不去耶路撒冷的那所大学校?为什么他不去大祭司该亚法那里?为什么他不去那些了不起、受过训练的人那里?他们从孩童起就受训练,他们的父亲受过训练,他们的祖父,他们的世世代代都受过训练,受过教育,优秀、修养很高,受过教育。却挑选了一个一辈子从未上过一天学、在旷野里的人,打发他去到约旦河,说:“这就是他。”绝对是个似非而是。难以置信,但却是真的;是神做的。

72

我们的主从童女所生,要一个女人没有与男人同房就生孩子,是难以置信的。是神做的。瞧,那是个似非而是。在那里选取了一个小女子,一个女孩,跟某个大约四十五岁的男人订了婚,她自己大约十六、十八岁,跟有四个孩子的鳏夫订了婚。神选取了这个女子,用圣灵荫庇她,在她的子宫里怀了全能神支搭帐棚的身体;一个似非而是。

73

天都容纳不下他,地是他的脚凳,天是他的宝座,却能把神本性的丰盛有形有体地带来,体现在一个人里面。哦!你可以把几千亿英里量进万古里,却永远衡量不了神;然而一个小婴儿,躺在马槽里,却包含了神本性有形有体的丰盛。耶和华,一个似非而是。那位伟大的神,坐在那边掌管一千亿个太阳照耀行星,他从没有开始,永远没有结束,却在一个有粪堆的马房里体现自己。

我们出去跳舞喝酒,在庆祝上举止失常。这不是庆祝,是敬拜。我们庆祝圣诞节,神这样做,以便他能受死,代替罪人。
74

这是个似非而是,当一个卷发的男孩,溜肩膀的小伙子,他的身高或许不到五英尺,有七条发绺挂在脑袋周围,一个娘娘腔。一天,他在去看女朋友的路上,一头狮子向他吼叫。

谁曾听过真正的狮子吼叫?你们这附近可能有一些狮子在笼子等等里。但我要告诉你们,它们只是在猫叫。你应当听听一头野狮子真正的吼叫。半英里远的磐石都会从山上滚落下来;鹅卵石会从山上滚下来;它大大地震动了地。那个吼声是从哪里来的,我不知道。
75

哦,有一天我见过一头狮子;它正低垂着头,一头黄色鬃毛的大狮子向一头黑色鬃毛的狮子吼叫,因为黑鬃毛的狮子,因为它捡到了一块肉。它把肉留在那里,好像是说:“呐,你让这块肉留在这里,我下去喝口水。”它下去舔水,回来时,这头黑色鬃毛的狮子一直在舔那肉。那头老狮子就停下,低下头,嗳了一口气,我说,山上的磐石滚了下来。哦,如果它在这里像那样吼叫,会震动城市的。狮子的吼叫,哦,它是凶猛的,

那头吼叫的狮子追赶这个小虾米,我们这样叫他,接着事情发生了。那个小虾米走过去,揪住狮子的口,一只手往这边掰,一只手往那边掰,不慌不忙,就把狮子撕开了,把它放在那里。那是个似非而是。什么引起的?如果你注意读这前面,“(连接词)耶和华的灵感动他。”就是这个造成了差别。他杀死了狮子。
76

后来有一天,一些非利士人追赶他。他没有武器。有一千个非利士人,他们都有长矛和大大的盾牌,那些盾牌,就像你前面的门一样,像那样。现在想想一面巨大的铜盾牌,一直在你前面,戴着铜盔,穿着铜大衣,一直用铜遮到小腿等等;又大又长的矛,像那边的那根柱子一样长,可能有十五、二十英尺长,矛上有像那样大的铜枪头,像剃刀一样锋利。他们发现这个卷发的小虾米从巴勒斯坦下去看望他在那里的某个女朋友。于是他们说:“那个小家伙在那里;我们去抓住他。”一个人就可以用那根枪头抵住他,将他挑起来,稍微摇一摇,他就会掉到自己的手里,一直掉到枪柄。嗯,他只是个小不点的家伙。

77

一些人,艺术家,试图把参孙画得有这样的肩膀,连这会堂都走不进来。瞧,一个像那样身材的人,那就毫无秘密可言了。参孙只是一个小不点的东西,但主的灵才是那强大的,瞧?神选取……说参孙是个那样身材的人是在侮辱经文。

神总是像那样选取愚拙的和没有学问的人来行他的事,你看到吗?他选取那些一无所有的人。
78

这个小家伙站在那里,突然这些非利士人来了,包围他,要杀他。他捡起一根放在那里的驴腮骨,一只野驴,一只小驴子,他捡起那根驴腮骨,主的灵感动了他。那是个似非而是,他用那根驴腮骨击打,用那根驴腮骨击透他们头上半英寸厚的头盔。哦,首先,那根放在那里的枯干的驴腮骨,第一次挨到头盔,碰到那些头盔或那些大盾牌顶上,就会碎成一千片。一千个人向他冲过来,他把他们每个人都打死了:似非而是。那是当神的灵感动他的时候。

哦,巴不得我们能成为神手中的驴腮骨,那将是另一个似非而是。是的。
79

这是个似非而是,我们的主耶稣拿五饼二鱼,掰开,喂饱了五千人,剩下没有吃的零碎又装满了几个篮子。他们把四、五条鱼放在这张桌子上,还有四、五块饼,然后他们又去到这里,放了四、五块饼。一些人无法全都吃掉,就剩在那里了。于是他们收拾起来,装了几个篮子。哦,瞧?耶稣是怎么做到的呢?一个人可以拿五饼二鱼,喂饱了五千人,剩下的又装满了七个篮子,这是难以置信的;是难以置信的,但他却做到了,为什么?那是神。这是个似非而是,是难以置信的,但他却做到了。

80

这是难以置信的,以前从来没有,以后也没有,在暴风雨的海上,浪涛那么高,以至船都要沉了,这时一个人来了,走过那些浪涛。我能看见每次巨大的浪花冲到他身边,就在底下破裂,落下去,他走在上面,就像是在一块混凝土上一样。在暴风雨的时候,走在海上,让科学琢磨一下那个人。是什么支撑他在水面上?是什么保持他在那海上,那里可是有半英里深啊?那些巨浪,比这会堂大许多倍,拍打着,嗯,水浸满了那小船,船里外都湿了,正在下沉,桅杆断了,桨也没了,所有得救的希望都没了。这时有人来了,走在水面上。一个似非而是,肯定是难以置信的,是无法解释的,但他却做到了。哦,是的。他做到了,走在水面上。这是难以置信的,同样这位……神啊,我希望这点讲透了。

81

难以置信,一个真实的似非而是,同样这位,拿撒勒人耶稣,拣选了一群没有学问的渔夫作他的教会,而不是当时训练有素的祭司与宗派。一位拥有一切智慧的神,能行走在水面上,能变水为酒,能拿五饼喂饱五千人,剩下的又装满了七个篮子;同样这位神,他坐在那边的永恒里,是如此的明亮,以至太阳都掩面不看他;他是智慧与纯洁、悟性和知识的池子,至高中的至高,他本要去到教会大组织聚在一起训练他们所有人的地方,然而他却下去挑选一群肮脏、发臭、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的渔夫,选择那种人来为他的新妇设立教会的秩序。怪事,不是吗?好像至少他应该选取某个受过训练的人。

他就是训练者;他是那位做这事的。他已经做了,奇怪!他不是选取传教士,而是选取渔夫来做这事。非常古怪,但那正是神行事的方式。这是真的。
82

这是个真实的似非而是,神选取了一群无知的人,正如我们今天叫他们的,圣滚轮,缺乏今生的财物,神在一个楼房里将圣灵浇灌在他们身上,而不是浇灌在犹太议会身上,所有的的神学家都坐在那里,所有的大人物都在那里,所有教会的头都在那里,那些人在那里查考了经文,建了大学校,训练有素,正在等候弥赛亚的到来,知道他们将是那些出去遇见他的,说:“弥赛亚,你仿佛是坐在飞机的翅膀上下来;你坐在圣殿的台阶上;我们看见你从天降下,从天上的黄金走廊上降下;呐,我们训练有素,准备好去做工了。我们有自己的学校,有自己的文学学士,有自己的哲学博士、文学博士和这一切。我们训练有素。我们这里站着一万个勇士;我们在为你做准备。来吧,我们正在等候,正在呼求,’来吧。’”

83

但不是这样,他下来,找了一群几乎不会分辨左右手的人(没错。),把他们放在楼房里,将他的圣灵(神啊)浇灌在那样的一群人身上。他不是选取犹太议会,而是选取渔夫。他没有使用他们的教育,奇怪吗?神喜悦这样。

神似乎喜悦使他的教会成为一个似非而是。他现在正在做同样的事,从他的教会做一个似非而是,绕过这一切的大骄傲和一切所谓的教会。他要……任何能被神抓在手里的人,就会打开自己的眼睛,看见什么是真理,在我们生活的时代用神的道检验它,把自己放进身体里。一个似非而是。神如此地选择;他把自己的教会做成一个似非而是,一群古怪的人,奇特的人。
84

所有在楼房里的人,都从那里出来说别国的话,摇摇晃晃,像醉酒的人一样,摇摇晃晃,举止失常。妇女,耶稣自己的母亲,和所有在楼房里的人,从那里出来,含糊不清地说着话,起初没有人能明白他们在做什么。有裂开的舌头落在他们身上;“裂开”的意思是“分开”。没有人明白他们在做什么。他们在那边含糊不清地说话,举止好像他们醉了。

那里站着一群受过训练的人,福音的学者,神学家,但神选择了,神将他们撇在自己的无知里,有自己高深的精明和教育,神却走到这里,挑选了这群不知道abc的人,将他的灵浇灌在他们身上,把他们做成了一个似非而是。是的,神那么做了;他为了自己的目的那样做。他把自己的教会做成一个似非而是;我相信他们;我相信这点。
85

神啊,求你帮助我,我相信这道。“人的话都是虚谎的,这道才是真的。”这道说做什么,我们就当照这道说做的方式去做;不管它似乎是多么可笑,不管你得多么古怪,或类似那样。要持守这道。你被称作古董;被称作这个、那个或别的;你究竟在乎什么呢?要持守这道。这就是它,是真理。不要接受别人说的话;要接受这道说的。

86

不久前在这里,一个传道人朋友……我刚听人讲这事;我相信它。在乔治亚州的一个炎热下午,他正在拜访一位药剂师。这老药剂师是个很好的基督徒老弟兄,充满了神的灵。他说:“请进来坐下,我们喝一些可乐。”他们坐在那里喝可乐。他说:“我想跟你说一件事,你或许不会相信这事。”

传道人说:“好,我们先听一听。”
他说:“我总是为神尽我最大的努力。”他是教会的一个执事。他说:“我总是尽力照我的职业来生活,做正确的事,”他说:“我从未欺骗过任何人。我总是在我能够的任何地方为我主作见证。”他说:“我的药材在这里,我竭力购进所能买到的最上等的药材。我从未向任何人要高价;我竭力做一切正确的事,尽我所知道的来事奉主。”他说:“我要告诉你发生的事。”
87

他说:“我儿子,他跟着我,也在学做一名药剂师,一天,他在药房前面。”他说:“那是在大萧条时期。一个女士走进门。你能看出她的问题是什么;她要做妈妈了。她丈夫,他们两人都穿得不好,他们把处方交给我儿子,要把药配齐,因为妇人需要医生开给她的那些东西。他说:’这是多少多少,’那个未来的父亲问:’多少钱?”多少多少。’他说:’先生,我不能把药配齐或抓齐,’他说:’因为我没有钱。’”

88

瞧,他说:“我儿子说:’沿着街走到那里,只有半个街区或一个街区,向左转,你会看见一个地方,他们那里有救济金。你走到那个地段,他们或许会给你钱,给一张汇票,他们会付这处方的钱,因为这女士必须马上服这些药。’他出去了,开始……”

他说他听儿子讲话。“有声音说:’哦,不,不要那样做。’他说:’那妇人需要这些药。’”他说他刚好想起来,“人们在那里排着长长的队,一个健康的男人站在队列里都是困难的,更别说一个处在那个情形下的母亲。”
我说:“我对儿子说:’去叫他们;告诉他们回来。’”他说:“我冲出门,说:’回来,回来。’他们回来了。我对儿子说:’配齐那处方的药,不要钱。’”
89

他说:“我儿子把处方交给我,我过去把药配齐了,尽我所能地配齐,拿出去交给那女士,告诉她这事:这药不要钱。没问题,因为她太需要了,我没有药的钱也能过去的。”

他说:“我刚把药放在她手里,当我放药时,我看着她的手;是有钉痕的。我抬头看,我正把药放在耶稣的手里。”他说:“当时我明白了那些经文是什么意思,’这些事你们既做在我这小子中一个最小的身上。’”
他说:“’你相信这事吗?’这人对我说。瞧,我肯定相信那个。”那是个似非而是,难以置信,但却是真的。
90

法国图尔斯的伟大圣徒马丁又怎么样呢?当时他是个士兵,一天晚上走在寒冷黑暗的大街上,有一个……有个老乞丐躺在这寒冷黑暗的大街上,躺在街上,快冻死了,他血管里的血正在凝固。马丁还不是基督徒;任何读过圣经历史的人都知道圣徒马丁。那天历史学家想要找到他的卡片,圣徒马丁是我挑选作为第三个教会时代使者的人,因为他有神迹随着。圣徒马丁往下看,他是个士兵,这老人躺在那里,躺在街上,快冻死了。他看了看,他有一件大衣;若没有大衣,他就会冻死。他拔出刀,把大衣割成两半,把乞丐裹在大衣里,自己裹上另一半,继续往前走。

91

那天晚上,他走进房间,躺下来,他听见有人进了房间;他一看,耶稣来了,裹在那件大衣里。那是神呼召他进入事工里。

他成了一个圣徒;他说方言。他的学校是培训的;他用神的道训练他的会众。他不在乎罗马的第一间教会或其他教会说什么。他持守住神的道。他教导他们:说方言,为病人按手。他们叫死人复活;赶逐鬼魔。有个人,是他的朋友,被杀害了,马丁去伏在他身上(求他能不能看他一会儿);他和他的好友就一起走出去了,为什么?那是个似非而是。肯定的,是神做的。
92

我相信似非而是。是的,先生,我相信。我全心相信那些事。

那是个似非而是,当时世上所有的聪明人,神却把天国的钥匙交在一个被认为是没有学问的小民手中,没错。当时世上最聪明的一个人是大祭司该亚法,另外就是皇帝、君王、地上的伟人,像总统等等,这一切的伟人。
世上最重要的东西是什么?是神的教会。神造了地;他造地是为了一个目的:从中选取一个教会,一位新妇。那是世上最重要的工作。
93

最聪明的人是皇帝、君王、执政的、掌权的、大祭司和传教士。神不能选取他们任何人。但那是个似非而是,神呼召了一个连自己的名都不会签的人,说:“我要把天国的钥匙给你;凡你在地上所捆绑的,我在天上也要捆绑;凡你在地上所释放的,我在天上也要释放。”

关于那个异象,我刚想到了这个,“你所释放的或捆绑的。”
“凡在你地上所捆绑的,我在天上也要捆绑;凡你在地上所释放的,我在天上也要释放。”是的,主没有把这个给一位有学问的大祭司该亚法,而是给了一个没有学问的渔夫。真是个似非而是。
94

我们看到保罗,一个鹰钩鼻子的犹太人傲慢地走在路上,下去捆绑那些制造那些喧闹、叫喊等等的人,将他们下在监里,造成教会的浩劫;用石头打死了司提反,见证了这事,举着他们的衣服。他是个恐怖分子。神怎么会选择那样的一个人呢?

瞧,主教们,所有的使徒,他们说:“我们要做一个选择,选某个人取代犹大的位分。”他们选择了谁?他们选择了马提亚。我相信是叫马提亚;马提亚,是的。马提亚,他们通过掷签选择了他,他没有行一件事。他似乎是个义人。神选择了地上脾气最大、最卑鄙的人取代他。似非而是,那是神做的事:似非而是。
95

那是个似非而是,一天,这个不敬虔、自高自大、脾气大、卑鄙、瞧不起人的犹太人在去一座城的路上,要捆绑基督徒,将他们下在监里,突然,他被击倒了。他抬头看,那火柱立在那里,有声音传来,说:“扫罗!扫罗!你为什么逼迫我?”他看见了火柱,而其他人却没有看见,那是个似非而是,瞧?

有人说:“哦,我从未看见那个。没有那回事;是的,你没有看到。那是错的。”今天也差不多是这样的,他们这样说:“我不相信那些事。”不,肯定不,当然不。但有一些人看见了它。肯定的,如果你看不见,你就是瞎眼的;无法看见它。
96

不久前,有个人对我说,是好几年前,他说:“呐,如果我挡在你的路上,”他说:“呐,保罗把一个人弄瞎了。如果我是属魔鬼的,你也把我弄瞎了。”

我说:“没必要那样做;你已经瞎了。瞧,你已经瞎了;你是最瞎眼的那种。明白吗?”我说:“在圣殿里的亚拿,看得比你还更远,她是身体上瞎了。”而这人是属灵上瞎了。肯定的,那是个似非而是。
97

这是个似非而是,神使所谓的异端……这一切的喧闹,叫喊,赞美神,说方言,被藐视、被弃绝、被称作傻瓜和异端的人;这是个似非而是,神,万有的父,我们主耶稣基督的父,选择了一群异端,要给他的教会带来救恩,而没有选择那些训练有素的教会、神学体系。那是个似非而是。

98

不久前,我在华盛顿城,哦,我相信是在俄勒岗。来了一个记者,两个小记者,他们手里拿着烟,走进来。他们想要写我的文章,肯定的,真的很好,你知道。他们边写,说这事那事。他说:“你是个圣滚轮吗?”

我说:“不。”我说:“我从来没有滚过。”但我说:“如果主告诉我要滚,我猜我会滚的。”
所以,像那样继续交谈,你知道。她边写,边说话,哦,继续写。我说:“让我告诉你一件事,女士,你想写什么就写什么。你是个天主教徒。”
她说:“没错,你怎么知道我是个天主教徒?”
我说:“瞧,就像我在台上知道那些事一样,瞧?”我说:“你是个天主教徒。你继续写吧,但我此时警告你:你把它写上,三十天后,你将躺在路边,喉咙被自己汽车的玻璃割断,呼求怜悯,你会想起我许多次。”
她说:“你不是爱尔兰裔吗?”
“是的。”
“你的家人是天主教徒吗?”
我说:“或许在我以前的是。”
她说:“对你这样做,你妈妈对此是怎么想的?”
99

我说:“我奉耶稣基督的名给她施洗了。她领受了圣灵。嗯,是的。”

我说:“呐,如果你想那样进去,那我就会取你的名,你取我的名。若不是那样的,三十天后,你在报纸上写出来,说我是个假先知。现在你继续写吧。”
她说:“瞧,我不愿想,当我到天堂时,一群像那样在上面聚会的傻瓜要统治天国。”
我说:“你几乎不会有烦恼。”我说:“唯一的事,我不……除非你改变思想和方式,否则你怎么也不会在那里的,瞧?”我说:“因为他们会在那里。神已经那样选择了。”
100

那是个似非而是,神选取了那些愚拙的人,瞧?神选择藉着那样的一群人把救恩带给世人,一个似非而是,完全跟那些受过高等训练、高雅的学者、神学家等人不同。神绕过了那些人,选取那些傻瓜,兴起他们,把他的信息放在他们里面,像他对约翰、其他一些人、彼得他们所做的,差遣他们出去传福音,带到他的教会里,拯救他们,再把他们带回到地上,事情就是这样的,瞧?由那些了不起的高雅人去吧。哦,它肯定了不起。我……

101

神,神选择没有学问的小民作他的新妇,而不是受过教育、有学问的人。你能想象一个人选择新妇,一个拥有至高无上权力的人……

我这里有一些东西是我想要说的,但我没有时间说了,是一次我所看到的小比喻;但我不能说了。我把它草草记在这里了,但我没有时间说了。
神从那样的一群人中选择他的新妇。呐,任何人若说不是那样的,那你就是不相信你的圣经了。绝对没错。读读你的圣经;绝对没错。
102

这是个真实的似非而是,神选择受启示的愚拙人来讲道,而不是高雅的神学家。一个几乎不知道怎么用“打啊、提啊、取啊、带啊”这样的词汇、根据自己语法说各种事情,不讲语法以及类似事情的人,神却选择了这些人,而不是选高雅、有学者气的伟人,他们确实能发好这些词的音,说得正确。但神喜悦选取受启示的愚拙人讲道,某个不知道abc的耕童,选取那人,通过他赢得灵魂。那些迷惑人的,高雅之人,却是瞎子领瞎子。一个真正的似非而是。

哦,这道充满了似非而是。这里有很多内容或主题,我得跳过去了。
103

这是真的,大教会以高雅的神学闪烁发光,而神的国却以谦卑、贫穷和卑微发出光芒。福音不闪光,它光芒万丈。傻金闪光;真金光芒万丈。光芒万丈与闪光之间是有差别的。我们知道这个。当大教会闪烁发光,有高雅的学者、精美的长椅,墙上到处是十架受难像,有最高级和华丽的房屋结构,高塔等等,各种那样的东西;而神的国却在像这里的小巷子里发出神荣耀的光芒,心里充满了谦卑,瞧?神运行在他们里面,医治病人,叫死人复活,赶逐鬼魔等等那样的事;任凭他们继续下去吧。

104

有个了不起的传道人。不要忘了这个。不久前在某座城里有一场传道人的大聚会,这里有些人也在那场聚会上。他们让某个人上去。哦,他是个神学家,“他有时代的信息要给会众。”他在那点上查考了两、三个星期,那没问题。他走上台,衣服上没有一点皱纹,穿着最精美的衣服,你知道,他走上去,挺着胸,展开他的一切材料作信息。他确实传讲了一个小时的信息,却不能用知识触动人。哦,他挺着胸,称来自某所大学校的某某文学博士的名。那是如此高雅、有学者气,以至他给会众带来了如此的关于心理学的杰作等等,说:“那太好了。”

但基督徒坐在那些,就像在尼西亚大会上一样,使圣灵忧伤。哦,那肯定是个杰作,是的,先生。它上面有的尽可能都是高雅。但真正被圣灵充满的人,说:“嘿?”它没有伴随……没有圣灵在那里支持它。
105

所以,他下来时,耷拉着头脑;他看到那没有起好效果。他是从另一所学校来的;他跟五旬节派的人在一起。所以,他从台上下来,羽毛被打掉了,开始从那里走下去,手臂下夹着他的那些材料,像这样从穿过会众。

有一个智慧的老圣徒坐在右边,向另一个人探过身去,说:“如果他以下来的方式上去,就会以上去的方式下来。”是那样的。如果他谦卑地上去,或许就会满有荣光下来。如果他以下来的方式上去,就会以上去的方式下来。是的。一个似非而是。
106

听着,现在要结束了,就一会儿,然后是祷告队列。我想要就两个似非而是讲讲别的话。

古时先知的异象仍然是个似非而是。它没有受到影响。谁能说一个人在四千年前就能讲到汽车在大街上横冲直撞呢?旧约的众先知,他们怎么能预先看见这些事并预告它,被神的大能提上去,老早就远远地看见它的到来,绝对准确地预告了它。请解释它;那是个似非而是。哦!
107

另外,我想给你另一个微不足道的似非而是。但我的悔改信主是一个似非而是。我带着爱和尊重说这话。我的父母去世了。我妈妈的家人都是罪人,是设陷阱捕兽的人,猎人,是山里人。我父亲的家人都是酒鬼、酿私酒的、赌徒、开枪的人,彼此相杀;他们大多数人都是被打死的。我们没有一点宗教信仰。神怎么……那天早上进到那边小木屋里的是什么呢?你们看到那边墙上的照片吗?是什么?它是完全不一样的。

如果你种一粒麦子在地里,它会结出麦子;你种玉米在地里,它会结出玉米;你种苍耳在地里,它会结出苍耳。
108

但这是个似非而是。你们每个人都可以就自己说同样的事。我们都能就发生的事想到一个似非而是。

这是另一个似非而是。传道将近三十年了,我怎么还畏惧那个去彼岸的思想呢?怎么可能呢?我从是小的时候就一直在传道,现在是个五十二岁的人了,想到畏惧……我没有……我知道我得救了,但畏惧那思想……一天早上神的爱降在我的房间里,将我提上去,领我进入被赎之人所在的地方。绝对是个似非而是。
109

我想问你们一件事。我可能会在这里剪掉这点。我想问你们一件事。那边照片上的那位是谁?它是从哪里来的?它在这里的目的是什么?科学无法否认它。在聚会上,它立在那里,梳理会众,告诉他们:“那后面,你做了……你在这里是为了这个目的;你在这里是为了那个,”它是什么呢?对科学的头脑来说,那是难以置信的。

110

呐,我们知道读心术;比如说,读心术就像你在说某件事,我能说同样的事,瞧?或者我在读你的心;它当时就发生了。但当你看到它说出那些将在远处发生的事时,那就把读心术撇在一边了。

神在末日,正如他应许他要做的,要做这么一件事,这是难以置信的。但它是真的;它是个似非而是。那位一直拥有似非而是并显出似非而是的神,今天他是同样的神;因为他持守他的道。科学无法否认它;它被机械照相机拍下来了。那是个似非而是:神。
111

那是什么?在《出埃及记》13章,我们读到神给以色列人,这是今天教会的预表。正如他们在肉身上启程,我们是在灵里行天路。下个星期天我们要拿这点来讲。记住,都是讲这个的,瞧?呐,他们像这样行走在物质的地上,神与他们同在,教会则在属灵的领域里与基督一同坐在天上,所有的领土都在我们的脚下。哈利路亚!是的,先生。他们有火柱,一道他们跟随的光。不管这光往哪里去,他们都跟随这光。几千年过去了,几百上千年过去了,它仍然活着。一个似非而是。昨日一样……正在这里应验经文,它在这里作一个见证人;不是因为我们,乃是因为神应许了这点: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就是那位使得摩西看为基督的财物,哦,是看为基督受的凌辱比埃及的财物更宝贵。在他前面走的基督是什么?一道光,火柱。

他说:“我从神那里来,又回到神那里去。”他去了。“还有不多的时候,世人不再看见我,你们却看见我;因为我要与你们同在,也要在你们里面,直到世界的末了。”一直到世界的末了,他也必在那里。我们在这里了。
112

耶稣受死、埋葬、复活后,圣徒保罗在去大马士革的路上遇见了他;他回到了那火柱。从那以后,几乎两千年过去了,他在这里,不是在宗派中间,不是在当时高雅的学者中间,乃是在一群贫穷、谦卑的人中间。一个似非而是,似非而是。对那些爱他、相信他的人,全世界成千上万个相信他的人,这是要应验主的新约和旧约的应许。事情就是这样。但它是个似非而是。

113

这是个似非而是,神应许要把天国赐给一小群人,而不是一个组织起来的大教会。“你们这小群,不要惧怕,因为你们的父乐意把国赐给你们。”[路12:32]那是个似非而是,是个似非而是。

有朝一日,它将是个真实的似非而是,耶稣要来,在基督里死了的人要复活,这必死的要穿上不死的,教会的被提要发生。
在这个圣诞节季节,人们在购物、跳舞、喝酒、庆祝一些他们一无所知的事,就像他们庆祝华盛顿或林肯的诞辰一样,而不是在敬拜……他们仍让神在马槽里,而神不在马槽里了;他从死里复活了,直活到永远,活在我们中间,证明自己,因为从五旬节起,尼西亚教父和历世历代教父所携带的同一位神已经来到了。同一位神在大马士革的路上遇见了保罗;保罗成了外邦人的宣教士和神给外邦人的使者。外邦的信息藉着火柱的造访开始,也以同样的方式结束。
114

外邦的国度开始了,在尼布甲尼撒的时代,世上的国度(就是世界)以一个从天上语言来的谴责开始,也以同样的方式结束,因为末日圣灵浇灌在外邦教会上,再次以墙上的笔迹、墙上的笔迹来谴责外邦列国,表明神预备好了他的教会,他预备好了他的子民,他预备好了地方,他们正在等候他的到来。

那被提。“神的号要吹响,在基督里死了的人要复活,我们这活着还存留的人断不能在那些睡了的人以先。因为神的号要吹响,在基督里死了的人要复活;我们要一同被提到空中与主相遇。”一个似非而是,有朝一日的早上,坟墓要打开,死人要走出来;那些还活着的人要在一霎时、眨眼之间被改变,上到空中与主相遇。
115

整件事都是似非而是,是神运行在他的子民中间。你们相信吗?[原注:会众说:“阿们!”]让我们低头做个祷告。

神啊,现在有一个多小时了,大约一小时十分钟,我们站在这里谈过去和现在的事件,圣灵怎么分开他们,主啊,正如神的道如此仁慈地行事,显明天上的这位神,他过去以同样的样式和方式活着,今天还活着。降在古时先知身上的奇事和大能,同样也降在五旬节的教会身上,降在哈拿身上,降在新约当时的先知亚迦布身上,他甚至纠正圣徒保罗;圣徒保罗因为没有听从亚迦布,陷入了麻烦里,因为亚迦布,虽然保罗是使徒,但亚迦布拥有主的道,他警告保罗不要上去那里。但保罗坚决要去,后来他便陷入了麻烦。父啊,我们若不顺从神的道,总是会陷入麻烦的。
我们看到在那里与那些弟兄同在的神,就是今天的同一位神;我们看到他在各种彰显中。那是个似非而是,主啊。世人看了,摇摇头,说没有那些事。信徒接受它,拥抱它,知道它是永生的神。
116

父啊,我们今早祈求,如果我们中间有人还不是信徒,愿这成为他们相信的时刻。神啊,愿你此时应允在这里每个还不知道你是他们救主的人心里,愿此刻他们面前有一个似非而是;一个卑鄙、困苦的罪人,天生就是罪人,在罪恶里出生,在罪孽里成形,由于污秽,来到世上说谎话,愿他能在神儿子的义中被改变和塑造。主啊,求你应允,使那伟大的似非而是发生在今早这里还不知道你是他们救主和要来的君王的所有人心里,准备好在号筒末次吹响的时候与你相遇,如果它今天就吹响的话。

主啊,我们也祈求你记念那些在这里生病和受痛苦的人。神啊,今天我们祈求你医治每个生病和受痛苦的人;让他们知道神仍然向任何愿意成就他话语的人行出似非而是。
117

我们知道他的道是个似非而是。当道应许某些事时,对世人是那么不真实,是他们无法定规的事,是超过他们知识和悟性的事;但一颗单纯的心会接受那道,把它吸收到内心深处,然后那道就会产生所应许的有生命的事实。

哦,我们为这点何等感谢你,即还有相信这信息的简单信徒。我们不是在寻求一个原子时代所要统治的国度,乃是在寻求基督以大能、平安和荣耀的王权在地上统治的国度;在那里我们不要脚踏加速踏板,或坐喷气式飞机飞越天空,乃是坐在永生神宝座的周围,哦,瞻仰他,看见那位为我们的过犯受害、为我们的罪孽压伤的,因他受的刑罚我们得平安,因他受的鞭伤我们得医治。主啊,自从这伟大的似非而是临到我们,我们心里的愿望就是那日到他那里,与他同坐。主啊,求你应允。我们奉耶稣的名求。
118

我们低头的时候,我想知道今早会众中是否有人想要在祷告中蒙记念,请说:“主神,我向你举起手。伯兰罕弟兄,你会看见我的手,请为我祷告,使一个伟大的似非而是发生在我的心里,使我在圣灵的洗和基督复活的大能中遇见他。”神祝福你们每个人,每一位。很好。“使我遇见神。”神与你同在。“使我遇见他,一个伟大的似非而是发生在我的生命里,使我被他的大能和荣耀充满,被那直活到永永远远者的良善和怜悯充满。将来有一天我被包括在那要来的似非而是中。有件事……”

那些先知的尘土躺在地上。那些被狮子吃掉的殉道者的尘土,狮子的粪便撒到尘土里,传到全地,然而基督要叫那身体复活。这要表明他就是复活。
119

当耶稣手里拿了一块小泥土,涂在那个从未看见之人的眼睛上,表明那人是由地上的尘土造的,他带着眼球回来,能看见造他的造物主。

如果神不打算叫死人复活,那为什么他成为像我们一样的肉身,回到尘土里,又叫自己复活呢?若没有死人复活,为什么神叫自己复活?哦,我们不要做小孩子,乃是让我们成为在灵里的男人、女人,全心地相信神。
在我们开始祷告前,还有别的人吗?神祝福你,你,我的弟兄们,还有你,是的。
120

我们的天父,现在我们把这些举起手的人带给你。不管怎样,圣灵开了路,进入他们的心里,在那里告诉他们:“你在世上不只是吃喝、睡觉、工作,然后又回去,吃喝、睡觉;你在世上是要做神的儿女;你在世上是要接受你在基督里的位置。我今早在这里呼召你,”愿圣灵向他们的生命说话。

父啊,藉着祷告—我所知道的唯一的武器,我把他们献给你。我挑战那使他们离开你的仇敌;凭着信心,我将耶稣基督的宝血放在仇敌和他们之间,那仇敌拦阻他们得到这个伟大的似非而是的荣耀经历,即领受圣灵,得到永生。我们晓得,那是唯一的东西,赐给我们永生的唯一解决办法就是有神的生命在我们里面,那是永生在我们里面。主啊,求你应允它发生在每个举起手的人身上。那些没有勇气举起手的人,愿它也应验在他们身上。父啊,他们是你的。我将他们献给你,奉耶稣基督的名。
现在要排祷告队列了,父啊,我不知道谁会上来这里。但求你今早赐给我们另一个似非而是,主啊,愿神奥秘的大能降下来,照着你所应许的行一些事。主啊,自从那天遇见你,这是我第一次。我现在祈求你应允人们的要求,奉耶稣的名,阿们!
121

呐,我希望每个人能再坐一会儿,如果可以的话。

呐,任何有祷告卡的人;比利今早照他所承诺的下去,给这里的一些人分发祷告卡。他说没有很多人。拿到祷告卡的人,请你举起手来。好的。那些有祷告卡的人,我想知道你们能不能换换位置,站到这里来。比利,你在哪里?哦,好的。站到这里来。
122

现在每个人都祷告。我们是来到我们主神的面前。呐,让我们随着音乐唱那首歌,如果可以的话,阿诺德姐妹在那里弹琴。现在大家一起轻轻地唱。

只要相信,只要相信,凡事在神都能,只要相信;
只要相信,只要相信,凡事在神都能,只要相信。
[原注:伯兰罕弟兄开始哼“只要相信”。]
……只要相信,凡事在神都能,只要相信;
只要相信,只要相信,凡事在神都能,只要相信。
123

[原注:伯兰罕弟兄开始哼“只要相信”,然后读《马可福音》11章21节到24节。]

21彼得想起耶稣的话来,就对他说:“拉比,请看,你所咒诅的无花果树,已经枯干了。”22耶稣回答说:“你们当信服神。23我实在告诉你们,无论何人对这座山说:’你挪开此地,投在海里!’他若心里不疑惑,只信他所说的必成,就必给他成了。24所以我告诉你们,凡你们祷告祈求的,无论是什么,只要信是得着的,就必得着。”
124

耶稣说,有一次,人们不明白他是谁时,他说:“你们纵然不信我,也当信我所行的这些事。我若不行我父的事,你们就不必信我;我若行了我父的事,你们就当信这些事。”

今早我刚刚讲完了,带出了“似非而是”的信息。韦伯词典说:“似非而是”是“一件不可理喻、难以置信的事,但却是真的”。一件难以置信的事,你无法明白它,它只是个奥秘。
125

耶稣行了父的事,因为父在他里面。那就是为什么这些事发生了,因为父在子里面。你们相信这个吗?[原注:会众说:“阿们!”]那在他里面的,是成为肉身的神。你们相信这个吗?父神,就是耶稣基督的父,伟大的圣灵以丰盛的大能居住在耶稣基督里面,耶稣是神的帐棚,成了肉身,住在地上,把道表现出来。耶稣就是道,圣经这么说,《约翰福音》第1章。道是不可见的。现在,仔细听。道是不可见的,直到它成了肉身,然后道成了可见的。

藉着他在各各他的受死和复活,把他的教会定位在那个领域里,使同一位不可见的神能进入个人里面,使道成为可见的。哦,我希望我的教会能明白这点。朋友们,巴不得你们能明白,不可见的神成了可见的。现在,让我们再查考一下这点。
126

我常常想进入一个教会;我想我渴望看到它,让我可以走进后门、前门,不管是哪里,朝会众看去,看见一个完美的教会都在秩序中。罪无法呆在那里;是的,圣灵会把它叫出来,你明白吗?罪呆不住。像亚拿尼亚和撒非喇,你不能那样做。那教会、那群人里面没有罪。没有,先生。瞧,圣灵会那样很快把它说出来。[原注:伯兰罕弟兄快速地打指头。]不管是什么,是多么小,都会成就。看看坐在圣灵大能下的男女,神的灵完美地运行着,这样运行。会众中有人做了一件错事,他们不会……他们不能……他们会在圣灵抓住它之前很快上来承认,承认它,来说出来,因为他们知道那个时候会被叫出来。没错。那是永生神的教会。我的心衰老了,现在老了,我多么渴望站着看见那样的一个教会。我可能还会看到;我希望看到。神完美的、没有罪的工作,这点可以明白。

127

呐,这里站着一群要接受祷告的人。我们晓得,如果这经文是真的,天上的神,他能创造松鼠,能创造公羊,能止住太阳一整天,二十四个小时,能在窑里让火三个小时不烧着人;他封住了狮子的口,能叫死人复活,能在水面上行走,能拿几个饼喂饱五千人,那是神。那是道在人里面成了肉身。现在,大家都明白这点吗?呐,同样这位神应许末日这些事要再次发生,但他做不了这事,直到有人是他能同工和用来做工的。你们明白我的意思吗?呐,让我们全心绝对地相信事情将是那样的。

128

呐,这里站着一群人,大多数人是我认识的。我想,我不认为,这前面的第一个女子,这个女孩,我想我不认识她。我认识魏弟兄;还有那旁边的姐妹,罗伯逊弟兄或博德斯弟兄的妻子。我不认识旁边的男子。我应该认识旁边的妇人;我不认识,我想我不认识。是的,我认识。下一个,站在那里的男人,如果我没搞错,那是多尔顿弟兄的儿子。沿着那排,我几乎认识那里的每个人。

我对这些人是谁、他们是从哪里来的一无所知。呐,他们所需要的就是祷告。当然,一些人力不能及,他们无法准确地抓住那是什么。
129

呐,我要你们每个人往这边看一下,你们每个在祷告队列里的人。我若能帮你,我会帮的。我来这里是要帮助你。但我能帮助你,把撒但向你们做的补还给你们的唯一方式,是你们要相信我。只要你能全心地相信我,事情就会成就。

呐,过去在我的事工里,会带来异象。异象会突然发生,我就能告诉人们他们来的目的。你们有多少人见过那个发生?哦,你们所有的人,瞧?没错。是的,我仍然能这样做。哦,它仍然可以发生。肯定的,是的,是那样的。
但我们现在面临比那个更大的事。是的,我们正在超越那个。瞧,我们正面临那说出的道。而撒但必须得那样做,他会把自己打在结里。巴不得我能让你们相信;你们不要疑惑。
130

这里,如果你想知道我告诉你们的是不是真理,圣灵是不是在这里,我知道那个女孩的问题是什么;我不认识她,但我知道问题是什么,瞧?绝对没错。撒但正在极力地与我争战,但他必须认输。你只要相信;不要疑惑,姐妹。嘿!不要疑惑,好了,姐妹。你会好的,会好的,瞧?

这里有个黑人正看着我,站在队列那里。我不认得你,但神认得你。如果我能告诉你你的问题是什么,你会相信我是主的先知吗?你会吗?你来这里不是为自己。如果你相信,那个住院的孩子就必好了。你全心相信吗?那么,去吧,回到你的座位上。我宣布神的大能临到了那孩子,魔鬼要放开他。
小多尔顿正在看着我;你来这里是为了那个婴孩,那个婴孩的肚脐有问题,不是吗?回到你的座位上,相信它,婴孩就必好了。
131

我正看着另一个也坐在那里的妇人,斯特里克太太。斯特里克太太,我有几个月没有跟你交谈了;我对你来这里的目的一无所知。你相信神会告诉我你的问题是什么吗?那会使你们所有的人都信吗?你来这里是为了那个腿上有问题的孩子。你还在为一个在非洲的朋友祷告。绝对是的。那是主如此说。呐,如果那是对的,斯特里克太太,请举起手,瞧?

主就在这里,瞧?但那事工总是会,但这里来了另一个。你现在相信,不要疑惑。你们不可有一个人疑惑。当我为你们按手,祈求这事成就,它就会成就。唯一的是,那就像是接受神的道。唯一的是,如果你不相信它,它就不会成就。如果你相信它,它就必须发生。因为那天晚上在那上面发生了一件事,我知道那位创造的神能这样做。好的。
132

我要大家低头。每个人都祷告。[原注:伯兰罕弟兄离开讲台,为那些在祷告队列里的人祷告。]亲爱的姐妹,你这捆绑沙仑的魔鬼,这个可爱的小姑娘……

神啊,那天晚上你给了我那个魔鬼被捆绑的异象,说:“靠着真诚你能捆绑他。”带着我心里对这孩子的真诚,主啊,我来为她祈求你的怜悯和欢心。
撒但,我捆绑你,奉耶稣基督的名,离开这个孩子。她的头脑和推理必正常地回到她身上。道已经说出去了,所以,它必成就,奉耶稣基督的名。
133

主神啊,为了我的魏弟兄,愿耶稣基督的大能捆绑魔鬼那束缚我弟兄的权势,释放他,奉耶稣基督的名。

神啊,如果没有为她做一件事的话,这个可怜的妇人几个星期后就会像这里这个人一样。她是我弟兄罗伊弟兄的妻子。主耶稣,求你现在赐给我力量。你赐下了异象,你从未失败过,异象也从未失败过。
你这捆绑我姐妹的魔鬼的灵,我捆绑你,奉耶稣基督的名,离开她。道已经说出去了,愿它成就,是的。
奉主耶稣的名。拯救我们的姐妹脱离她的烦恼。奉基督的名,他应许了,赐下了这应许,“你若对这座山说,”主啊,愿它成就。
134

我按手在这妇人身上,感觉到圣灵的恩膏在房子里,奉耶稣基督的名祈求她的医治;愿事情成就,因为它已经说出去了,阿们!

按手在这个小女孩乔安身上,我把一个基督徒小女孩的例子记在心里,今早我释放她脱离这邪恶的事,奉耶稣基督的名,愿她的要求得到应允。
主神,按手在我亲爱弟兄的伴侣多马姐妹身上,愿那捆绑她的恶者被捆绑,奉耶稣基督的名,愿姐妹得自由。
按手在我姐妹身上,奉神的儿子耶稣基督的名,愿仇敌的能力被捆绑。我的姐妹,愿她从今日起得自由。
135

照着神的道,我按手在我弟兄身上,愿那伤害和妨碍人的魔鬼从他身上出去,奉耶稣基督的名,阿们!

为我姐妹的需要,我祈求你应允她,主啊,我按手在她身上,奉耶稣基督的名,愿它成就,阿们!
为了我的姐妹,父啊,我按手在她身上,奉耶稣基督的名,愿她的要求得到应允,阿们!
藉着简单的信心,主啊,虽然它是个似非而是,我按手在弟兄身上,奉主耶稣的名,愿他的要求得到应允
按手在我的魏姐妹身上,她一直怜悯那些需要怜悯的人,经上记着说:“他们必蒙怜恤。”愿她今早所求的怜悯应允给她,奉耶稣基督的名,阿们!
136

主啊,这位极度悲伤的妈妈,你知道她的需要,永恒的神啊,求你今天应允她,奉耶稣基督的名,阿们!

父神,对我的姐妹,我按手在她身上,照着圣灵所差派的,根据那天晚上的异象,愿她的要求得到应允,奉耶稣基督的名,阿们!
天父,当这姐妹上来这里接受她的位置,接受按手,神啊,求你应允她的要求,奉耶稣基督的名,愿事情成就。
天父,当我握住我姐妹的这只手,愿耶稣基督的大能应允她的要求,阿们!
主耶稣,当我握住这姐妹的手和她所握的手帕,愿她的要求得到应允,奉耶稣基督的名,求你应允,主啊,阿们!
父神,奉主耶稣的名,愿我们姐妹的要求得到应允;她所求的,愿她都得着,奉耶稣基督的名。
137

只要相信,只要相信,凡事在神都能,只要相信;

只要相信,只要相信,凡事在神都能,只要相信。
呐,在解散前,愿我再占用你们的一点点时间。一个似非而是,神已经行出了似非而是。在我们面前,行出了一个似非而是。因为当我开始走向那祷告队列时,有东西将我举起来,跟他说要发生的一模一样,一个似非而是,瞧?
当圣灵在我身上时,我可以往下看,看到那些人所需要的东西,瞧?至少有三、四个什么的,使它可以做一个确认,见证,即神从未收回一个真正的恩赐;他只是加上去,继续建得越来越高。
138

呐,我全心相信你们得医治了,阿们!我尽我里面的一切相信。我相信它。

呐,耶稣邀请你们来得救恩。如果你来了,你就必得到它,因为他应许了。他应许了;呐,我们不要疑惑。我们当全心地相信。不要挣扎,只要知道它必须成就。它必须成就。耶稣说:“说出这道;不要疑惑。”瞧?他是那位。
那些异象,据我全心所知,它们没有一次落空过,没有一次。他说,那天晚上,我所告诉你们的异象,在我所站的神面前,那是真的,瞧?他看见那蛇被捆绑。主说:“你必须更加真诚。”
139

那是我正在努力的,就是要更加真诚。今早每个过来的人,我都竭力想:“如果那是我的母亲,那些妇人,如果是我坐在后面的妹妹,如果是我坐在后面的妻子,或我坐在后面的一个孩子,如果是他们,会怎么样呢?”竭力设身处地,要真诚。如果你注意到了……

刚刚出现在我的记忆里。那天,我在加州时,站在商人早餐会上。我想我记在这里了。我很肯定;刚才我在看它,一个发出的预言。就在这里。这预言是我站着传讲了一个严厉的信息之后发出的。今早一些人在这里:罗伊·博德斯弟兄作为其中一个,我相信他在那里,不管他在哪里,是的,坐在这里,这事发生时他在那里,其他许多人也在那里,当时一个浸信会的男孩子,是影星珍妮·罗塞拉的堂兄;想去参加的,都可以参加那场早餐会。当我讲完时,这男孩走过来拥抱我,说……
140

我从一个台上下来,走向另一个,要对会众讲话,有几百个人在场。我正通过广播说话,第二天晚上九点要传到全国去。当时被录音了。当这位……我走上旁边一层向这里这些人再次讲话。其中一个大宗派,他们的一个大人物站在那里,对信息感到强烈不满,说……

我正在讲几天前我在凤凰城,看到七种不同的果子长在一棵树上。我看到在一棵橙树上有葡萄柚、柠檬,我相信还有柑桔和橘柚,长着各种不同的果子,因为那是一棵柑橘类果树。但我说:“它每年开花,结新的果子。但只有那些原本的枝子,它结果,当那棵树本身长出另一根枝子,它结出主杆里的同一种果子。但其它的枝子结出各自的果子,虽然它们靠这棵树的生命活着。”我说:“那就像被插在这葡萄树上的组织。耶稣说:’我是葡萄树。’每次葡萄树长出一根枝子,它都必像葡萄树。瞧,它必结同样的果子。”
141

瞧,我们最大的五旬节派组织的这位了不起的传道人站在那里,对信息感到强烈不满,说我不是那样的意思。

但我又走上去,说:“我真是我所说的那个意思,(瞧?)我不收回任何东西。”
那天,我讲到那些祭坛,不知道,也从未在历史上看到那个。我在台上在启示下说的任何东西,没有一样是我要收回的。呐,你可以称那些,不管你想怎么叫,“古蛇的后裔”,“大淫妇”,不管那些信息是什么,太多的反冲是相反的。只要来,为什么你不带着经文和它来我这里,看看它对不对呢?
142

这人上来那里,拥抱我,想要说话。他说:“伯兰罕弟兄,不是要亵渎,但那可以成为《启示录》23章。你知道,加添了另一卷书。当然,”他说:“那是不对的,当然,我们不该加添任何东西到圣经上。”正当他开始那样说时,他开始说方言了。这男孩不知道说的方言是什么意思。

他一说完,在我前面是一个从路易斯安那州来的法国妇人;她说:“那不需要翻译;那是地道的法语。”
这边一个男的站起来,说:“没错。”
后面是联合国的翻译,报了他的名字,以前从来没有在那里。他说:“正确,是的。”
这是他们合在一起的东西。他们聚在一起时,每个人的东西都是一样的,他们每个人都做出了准确的翻译。
143

这个法国人,这边的第二人,他写出来了,因为他一直做会议记录;这是他写的:“我,维克多·勒·杜克斯,一个纯血统的法国人,重生的基督徒,被圣灵充满。我住在洛杉矶46区,诺斯金路809号,参加阿恩·维克牧师的伯特利堂的聚会。”他是个五旬节派的传道人,是洛杉矶最大的五旬节教会。“一个说到伯兰罕弟兄的预言的翻译,是由丹尼·亨利1961年2月11日在全福音商人早餐会上用法语说出的。这是预言的真实译文。”三个人说的都是这样的。

因为你选择了这条窄路……
144

瞧,只是反对,我必须独自行走,瞧?我能理解这点。摩西也必须做出他的选择,瞧?他不用那么做,但他做了,瞧?

这条更艰难的路,你……(瞧?)因为你选择了这条窄路,这条更艰难的路,你行走在自己的选择中。
换句话说,我不用那么做。如果我想的话,我可以支持和赞同他们。但我持守,想要持守这道。
你做出了谨慎而正确的决定,那正是我的道路。
如果你注意,那是加标点和下划线的。如果你注意,它是用法语写的:用法语说的,动词在副词前面,瞧?
因着这个重大的决定,天上极大的福分将为你存留。
呐,那是我想知道的。当我死了,会是什么呢?那时我刚好想到:“天不是在我们上面被划分成不同部分;天上是指在我们里面的神的国,是一个人所等候的。”瞧?注意。
你所做的决定是何等的荣耀!在神的爱里,这决定将赐予并带来巨大的胜利。
瞧,我们会这样说:“在神的爱里的巨大胜利,”但有法语里是这样的:“属神的爱。”就像德语或别的语言一样,他们把动词放在副词前面。
145

呐,你明白走到约旦河是什么意思吗?我们现在走到这里了;现在我们当越过去;我们当停止游戏;我们现在当过到对岸去,因为它都属于我们,它都是我们的。那些异象从未落空过。它们不可能落空,因为它们是从神来的。我尽我里面的一切相信它。我们不是那会跑回到旷野去的雇工。我们要过约旦河,分开。神啊,求你向我们揭开那些在这本圣经书后面的印。让我们现在进入这伟大的地方,因为约书亚把神留给他们的产业分给他们了。

146

如果你注意,那些希伯来的母亲分娩生下那些先祖时(有朝一日,若主愿意,我要讲这点),生下那些先祖,当她生产时说出他们的名字,她也将他们的位置安置在王国里。哦!

启示是个似非而是。瞧,你只是无法明白它。但它被启示了,在你想不到的时候,神就把它迁到自己的位置上。
147

呐,如果不下很大的雪,我们也可以的话,若主愿意,下星期天我想讲“基督信仰对偶像崇拜”这个题目。如果可以的话,请你带上纸来记信息,不管你希望什么。今晚还有信息,弟兄……我猜这里的一些弟兄会传讲。我会留下来,我知道许多人会留下来,预报说今天下午还要下雪,覆盖乔治亚州等不同地方的道路。所以我……若主愿意,下星期天,今晚我本想传讲同样的信息,但我要把它推迟到下星期天,愿神与你们同在。

148

我相信耶稣基督是永生神的儿子,是童女怀孕所生的,是神在子宫里,他所要居住的帐棚。我相信基督,他是神的化身。他是神成了肉身。父神进入耶稣基督里,他是神本性一切有形有体的丰盛;一切的丰盛都住在他里面。父神说出这些道。耶稣说:“不是我在说话,乃是住在我里面的父说的。他在说话。”因此,基于那些,他成了肉身,这样他就能死,神为人类付出工价,要救赎和领上来,来把他自己的造物在堕落中失丧的东西带到一起,他用自己的生命把那些东西救赎回来。

149

通过救赎这些人,他的福音就能传得更远,“我所做的事,你们也要做,并且要做比这更大的事;因为我往父那里去。还有不多的时候,世人不再看见我,你们却看见我;因为我要与你们同在,也要在你们里面,直到世界的末了。”现在,我们到了末时。基督已经以他圣灵的样式、以他丰富的大能回来了,进入教会彰显自己。这很简单,这是简单的人。

150

如果这里有人十分幸运,受了很好的教育,能去一个大教会,不要让这等贫穷人的简单绊倒了你,瞧?不是那个。“众人都喜欢听他。”[可12:37]瞧,那是老百姓。

呐,有三类人。有一些人不在乎,过着随心所欲的生活;他们去到街上等等。那不是听耶稣的人。那种正统的人,他们不是听耶稣的人。而是中间的那种人,老百姓,那些虽然贫穷,却想要活得清洁、正派,想要为神而活,那是听耶稣的人。
所以,愿你我成为那些在这个时代听耶稣的人,因为我真的相信世界上曾爆发的最大的一件事现在要爆发了,阿们!神祝福你们。现在,我要把聚会交给内维尔弟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