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1015M 问题与解答

1

这些问题是我上讲台前拿到的。刚才摩尔弟兄打来紧急电话,我还以为是有人病得很重,原来他只是要有一堂聚会。所以,我就让他那边挂断电话。他要我下去路易斯安那,在感恩节期间为他们在那里举办聚会。去年我们在那里,主开始了一场复兴,至今仍未结束,复兴仍在进行中。去年那场复兴会之后,有几百人得救了,我忘了有多少。

2

呐,我猜想,今早在这里真让人有些惊讶,对我也是这样。我原先不知道,所以就没有贴布告通知会众,你知道,只是顺便过来,解答一些问题。原来我那样想,一般来说,会众问一些问题,牧师就会知道他们心里在想什么。我们就是这样知道人们心里在想什么的。

我相信,今早在聚会开始前,有人说,他们要奉献婴孩。比利告诉我,有人要奉献婴孩。若是这样,那么,好的,把小家伙带上来吧,我们要把他奉献给主;然后再解答问题,然后,我们要为病人祷告。
3

我想说一下,我母亲差不多还是老样子。我不认为她病情有什么恶化,虽然有人这么想,但我不这么想。我相信她跟平常差不多一样。除非神告诉我她要走了,不然,我是不会信的。除非神告诉我她要走了,不然,我就一直为妈妈而信,瞧?

呐,神可能会带她走,我不知道;也可能不让我知道,免得我烦恼或什么的。但我相信,不管她现在怎样,神都会使她好起来的。除了葡萄糖以外,她有三个星期没有吃东西了;但我相信,无论如何她都会好起来的。瞧?
4

内维尔弟兄,瞧,这是小伍德先生,我们盼望这里又出来另一个传道人。是的,先生。他的全名叫什么?小威廉·大卫,要这样叫他吗?这是神送给伍德家的又一个小家伙,肯定的,他是奶奶的宠儿。小威廉·大卫,他真是个很可爱的小男孩。他的小姐姐会照顾他,但是因为他……瞧,他现在捏紧了指头,是扣扳机的指头。我猜想,也是个打松鼠的好手。你正用一只眼盯着我看,我猜想他有点害羞。但我们知道,这些小家伙是神送来给我们家的,我们为此感激神,他给我们责任来抚养他们。我确信,若神的恩典一直都在这家里,这孩子必定会在神的管教下长大。让我们低头。

我们的天父,今早我们奉主耶稣的名把小威廉·大卫·伍德带到你面前。照着经文所说的,当主在地上时,有人带着婴孩幼儿到他面前,他便给他们按手,祝福他们[太19:13-15;可9:36-37]。倘若今早他以肉身的样式在这里,我们知道,我们弟兄姐妹必定也会把这恩典的凭据带到他面前;所以,今天我们要藉着传福音的方式来代表他,他们就把孩子带到我们这里。我们奉耶稣的名凭信心把小大卫举到你面前,主啊,我们祈求你祝福他。神啊,若是你还没来,求你应允,让他活着成为你的仆人。主,求你应允。赐给他健康和力量。祝福他的父母,若这是出于你神圣的旨意,愿这孩子在今后的日子里被抚养成人,去传讲福音。主,求你应允。我们把小威廉·大卫·伍德交给你,愿他成为你的仆人,奉耶稣基督的名。阿们!
5

大卫,我总是很小心抱这些小家伙,我觉得他们很……你知道,好像随时都会把他们掉在地上一样。

我想到小孩和老人;一个活了一大把年纪的老人,或一个小婴孩,他们都一样很天真,你知道,他们身上有些东西,我的确很喜欢。
我想可不可以把台灯放在这儿。内维尔弟兄,你知道开关在哪儿吗?哦,在这儿。
6

呐,在这些问题里,我们这里拿到了不少问题。我甚至没有机会去查考所问到的这些问题的相关经文,因为这些今早才拿到。刚刚我拿起这些问题来看,只是浏览了其中一部分,看到了几个问题,不知道要怎么……其中有一组问题是我所遇到的最棘手的。整个看下来以后,我知道,要回答这些问题还挺艰难的。

所以,我解答这些问题,若没有照着你的信念来答,呐,总要记住,这些答案是我尽自己最知道的来解答的。有时候,在这个问题上,我可能只是引用一节经文来回答,可能没有多时间好好去查考。那么你回家后,再查考一下,看一看。如果我引错了经文,那么,就是我错了。我不是有意给什么人引错经文,但却引错了,有时候我们也会那样。可能一个字是指那个意思,但我们说出来却是别的意思。你知道,很容易出现这样的事。
但我们是想,我们的目的是直接引用经文。要是我拿到这些问题,比如说,这个星期天拿到,下个星期天解答,那么我就有时间整个星期好好查考。
7

但来了许多病人,我的确忙得不可开交,根本没机会出去打我的很多电话。我想,今天是个好机会,让那些病人到这教堂来,我们为他们祷告。我们知道祷告能改变事情。

祷告为我们成就了事情。正是藉着祷告,我活到了今天。我靠着神的恩典,藉着祷告而活着。今早我有点累、疲惫,我渴望你们为我祷告,请你们为我祷告。
8

呐,昨天,我在一个朋友家,一个基督徒家庭,有几位基督徒青年聚集在那里。我跟他们说话时,有样东西呈现在我眼前,是一种想法;我向树林看去,看到周围的树,有些树正在枯萎。我心想,“那些树虽然在枯萎,却还是很美,真是很美的树啊!”有时,一棵正在枯萎的树看上去比它最青绿茂盛的时候更美。我不知道,在我们的天父看来,我们的状况是不是也像这幅画那样,因为他说:“在耶和华眼中,看圣民之死极为宝贵。”[诗116:15]

天父从上俯看,见他的孩子回家到他身边,那该是一幅多美的图画啊!他的孩子在基督里持守自己的位子、信心和所承认的,瞧?“我得救,是靠着神的恩典。”[弗2:8]在死亡的一刻,站稳在那里,瞧?还能守住我们所承认的:即我们得救了。
9

我相信,我们的天父喜欢我们勇敢、能相信、守住自己的见证。当你感觉很好,健康、强壮的时候去见证,这并没有什么难的;而是在你低沉、软弱、受苦的时候,这样的见证才算数。

在思想那些树的时候,我想到这点,就是,死亡不能与生命共存。生命和死亡不能同时并存。树叶在树上枯萎之前,树上的树浆已经离开了树叶。因此,我想到在人类的领域里,死亡是与罪共存的。因为在没有罪以前,根本没有死亡。但死亡在哪里,罪也在那里;罪在哪里,死亡也在那里。因为死是罪的结果[雅1:14-15;罗6:23]。
所以,“那犯罪的魂,他必死亡。”[结18:4,20]但当我们由神的灵重生后,就有了永生,不再与死亡有任何关系。瞧?死亡与生命不能共存。生命与死亡也不能共存。
10

昨天,在房间里同几位基督徒青年谈话,我说:“假如你站在外面的公路上,有辆车失去控制,以90英里的时速朝你开来,你必定会赶快跑开。你会跳啊,滑啊,无论做什么,你都会从车道跑开。”罪对基督徒来说也是这样,因为罪与死亡联在一起。你一看到罪以什么形式出现,就跳走,远离它。不在乎你得做什么,各样的恶事要禁戒不做[帖前5:22]。因为,你记住,与罪联合,就是死。就像站在路上让汽车把你撞死一样。

不要只站在那里观看它的结局,要从那条路上跑开。恶一冒出来,就要赶快避开。当你看到试探和罪临到你,你知道,似乎有什么不对头,那是死亡正潜伏在你背后。瞧?那么,你要赶快跑开,就像汽车以90英里的时速朝你开来,你就要赶快跑开一样。瞧?你要赶快跑开,离开那条路。跳啊、滑啊、跑啊,不管怎样,赶快跑开。
11

我们怎么知道自己拥有生命?因为我们恨恶罪恶。我们恨透了罪恶,因为我们知道那里联结着死亡,罪一冒出来,我们就要避开。我们无论如何也要远离它;跑啊,跳啊,尽我们所能地远离罪恶,因为罪里面就是死。我们肯定不想与任何死亡的东西联合。我们要远离它。

所以,我觉得这是个好的小想法。这想法是昨天我跟那些基督徒谈话时临到我的;我想,今早把这个想法说给教会听是很好的,尤其是当年轻人也坐在这儿,他们正受到这类的试探。
12

呐,我相信,这里有个问题是跟这点有关的;但愿我们会讲到它。要记住,若有什么是使人犯罪的,死亡就卧在那里。当你与那罪有份时,你就与死亡有份[雅1:14-15]。所以,要远离它。

什么是罪?不信。要远离一切的不信,远离任何藐视圣经的事。任何藐视神之道的事,都要远离。如果在医治聚会前,我能按时答完这些,我想稍微讲一下这个题目,就是“不尊重”。
13

呐,在解答这些问题或准备解答之前,让我们祷告。我们的天父,今早我们来到你面前,奉耶稣的名宣布,我们已经与世上的事断绝来往。他在经上说:“你们不能又事奉神,又事奉玛门—就是世界;我们不是恨这个爱那个,就是爱这个恨那个。”[太6:24;路16:13]

我们相信,今早我们是与永生联结在一起,因为我们凭着信心接受耶稣基督,并且有圣灵住在我们生命里引导我们的凭据。为此,我们多么感激神!当我们一看到罪恶,不管它看起来多么温和,看起来多么漂亮,我们心里都有个东西使我们跳开,远离它,就像我所描述的那辆车以惊人的速度开过来一样。我们不愿在任何地方被罪缠住,要远离它。
14

现在,主啊,今早我觉得有许多病人和缺乏的人,我要为他们祷告。主,求你今早特别赐信心给这些在教堂里要进入祷告队列的人,愿他们把每个重担都抛在一边,快快地远离一切的不信,带着信心逃到主耶稣面前,并相信他。

我为那些在医院和疗养院的病人祷告。主,我为我母亲祷告。因为主你已经留她与我们在一起,为此我们感谢你。藉着信心我们把有需要的手举起来,要先知道神的旨意,要知道让她回天家是不是神的旨意。如果是神的旨意,那么,也是我们的意愿;但首先我们要知道,这是不是撒但耍的诡计。万事都互相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罗8:28],神给我们一个试炼。所以,主,我们要在岗位上勇敢地站稳。
15

父啊,今早我们祈求你记念所有的电话要求和那些还等在外面办公室的特殊请求。求你祝福我们在各处的亲人。

今天,解答问题的任务落在了我身上;主,我们知道人们心里这些问题是深奥和真诚的。他们问这些问题不是出于好玩,他们问这些问题是因为对认识真理感兴趣。你的道就是真理[约17:17]。
所以父啊,我们祈求你今早把我们的心思联结到这真理,这道上面。帮助我们,主啊,当我们今天受教后离开这会堂,能够更加明白,使我们的魂得到益处。我们奉神儿子耶稣基督的名祈求,也为他的荣耀。阿们!
16

呐,这里放着一些手帕,我想,是要按手在上面祷告的,我们会尽可能快地这么做。呐,我们的时间约有一个半小时。像我前面说的,我真的不知道能不能答完所有问题。但今天我们的安排是解答问题,讲一点道,帮助人们获得信心,然后为病人祷告。记住,今晚有聚会,这星期中间有祷告会,有弟兄的专门聚会,等等。

我不知道下星期天有什么事。我心里有个主题,若是可能,主若允许,我想下星期天讲给教会听;这信息非常特别,是这一周临到我的,要传讲,要传讲一篇信息,是有关传福音事工的信息。我们待会儿看看再说,因为主必引导我们。
现在请为我祷告,因为有些重大的事要做出决定。罗伊·博德斯弟兄(我想今早他就坐在这里的什么地方),他负责这些聚会,他有一本写满邀请函的册子,那些邀请是前几个月发来的,要去很多地方,人们打电话给他,要举办一些聚会。所以,请你们为我祷告,求神让我做出正确的决定。无论我在做什么,愿它是正确的,这才算数。
17

呐,要解答这些我们看为是尖锐的问题……这就是为什么我要解答这些问题。我们没有贴布告通知有医治聚会或什么,这里只是一些老乡;所以,我们能找出人们心里在想什么。

内维尔弟兄正坐在后面,他是我们宝贵的弟兄兼牧师。看到他在神国里不断长进,我真是非常感谢神;我相信,在过去的几年里,他所迈的步伐比以往许多年的总和还要大。主大大地祝福了他。为此我感到非常高兴。
我不想当着他的面说;在背后我也是这样说,你们都知道的。从孩子时,我就认得内维尔弟兄了。瞧?我知道,如果内维尔弟兄……我相信这点:他也会犯错误,就像我们大家一样。我们都会犯错误,我们仍旧是人。但这不是他心里愿意的;我不相信是这样。他是真诚的,他一直都保持最大的真诚。
18

当他接受了这个信息,我带他来这里,教会投票选他当牧师。那时,他甚至还不能明白现在所明白的这些信息。但他是真诚的,愿意放下一切,查考信息,存敬畏的心来认识它。后来我觉得,既然他有了坚固的根基,那么就可以上来了。现在,他知道他站在何处。

所以,我为这个帐棚感到高兴。前天晚上,他们说已经在这里开会讨论是否建一座新教堂,或扩建这个旧的,把它扩大一点,多放几间主日学用的房子。教会一致通过扩建的计划,从这里扩出去,把它变大一点,多安排一些主日学的房间,给各种不同的班级使用。地上铺上地毯,再用桦木条压边,要搞得很好;户外用贝德福德石板来铺。所以,教会为此投了票。我想,建筑师和他们都已经开工了。明天要开一个会,讨论建一个更大的教堂,扩大后面的,四周围翻修一下。所以,我们为此而感谢主。
19

Q-151呐,在这些问题中,有些问题我甚至还没看一遍。有些我可能得要慢慢地读,才能知道写的是什么。这不是你们写的问题,而是我受的教育有限。

[问题151]我们相信水洗是照《使徒行传》2:38,但人们提到别样的洗礼,我们该怎样回答?他们会不会得救呢?还有,那些已经去世却从未接受这光的人,会得救吗?
呐,这是个好问题。现在,让我对回答这些问题再说一遍,瞧?如果我没有照着你的想法来回答,我要尽我所知,照着圣经来回答,使它们尽量符合经文。
20

呐,圣经里的水洗方式是奉主耶稣基督的名,这点可以在《使徒行传》2:38和圣经的其它经文[徒8:12,16;10:48;19:5]中找到。今天,许多人和大部分教会从一开始(这是他们开始的),就一直都是奉父的名,奉子的名,奉圣灵的名给人施洗。呐,他们是在错谬下这样做的。圣经里根本没有这样的吩咐,一处也没有。在圣经中根本找不到。

当彼得……当马太记下耶稣所说的话时,人们就接受《马太福音》28:19,“你们要去使万民作我的门徒,奉父、子、圣灵的名给他们施洗。”
父、子、圣灵都是称呼,不是名字。父、子、圣灵的名就是主耶稣基督。父、子、圣灵,如果他……在整本圣经中,人们都是这样,每个人都是奉主耶稣基督的名受洗。历史一直延续下来,直到老底嘉(对不起),直到尼西亚大会,天主教会在罗马的尼西亚组织起来以后才改变。
21

五旬节教会成立以后,他们分成两群人,一群要持守这道,书写的道;另一群则想要一个高层次的教会。这发生在康斯坦丁统治时期。康斯坦丁不是信仰宗教的人,他一开始就是异教徒。他也是个政客,想要统一帝国。罗马有一半是基督徒,一半是异教徒,所以他就采纳一些异教的东西,采纳一些基督教的东西,合成一帮高层次的人;于是,就建立了自己的宗教。

因此,天主教会把圣经撇在一边,她相信神赐给教会权柄去改变或做她想要做的事。瞧?因此,如果天主教会是对的,如果神果真是那样做的,那么除了天主教以外,我们都错了,瞧?那么,天主教会就是对的了。那么,卫理公会也是对的了;浸信会也是对的了;所有组织都是对的了。瞧?她们有一个是对的。到底谁是对的呢?如果天主教会拥有权柄可以改变圣经所说的任何东西,并且搞出一些别的教义,像“万福马利亚”等等,那么卫理公会也有权利说:“浸洗是错的,我们要用滴洗;”这样她们每个都是对的,因为每个教会都可以做她要做的,不管是什么。呐,谁才是那个教会呢?是卫理公会、浸信会、长老会、还是天主教会;不然是什么?瞧?
22

所以不会这样,你知道,神是一切智慧的源泉,他不可能行这样的事。没有这回事。照常理来说,它都说不通,更何况照超自然神的智慧?只有一样东西是对的,就是道。道才是对的。

所以,如果今早天主教会想要说:“我们要完全删掉洗礼,换成每个早晨吃一大块糖。这样做我们就能除掉罪,”那么它就是对的了,因为神把那个权柄给了教会。
但你看,对我来说,这道才是对的。因为在圣经的结尾,神在他的道里这样说,“若有人在这道上删去一个字或加添一个字,神必从生命册上删去他的份。”[启22:18-19]所以对我来说,这才是道。
23

在圣经里,根本没有这样的事,没有任何人是奉父、子、圣灵的名受洗的;因为根本没有这回事。父不是名,子不是名,圣灵不是名;而父、子、圣灵的名就是主耶稣基督。这正是使徒和历代以来的所有信徒所认可的。

呐,下一个问题;当然,那是符合经文的。那是真理。
在圣经中,当他们发现有人受洗是用别的做法,而不是奉耶稣基督的名,就吩咐他们要奉耶稣基督的名重洗,然后才领受圣灵,《使徒行传》19:5。没错。所以,这是符合圣经的真理。
呐,没有一个主教、大主教、传道人,没有任何一个人能说一句反对圣经的话,因为它是真理。瞧?
24

那一天,在芝加哥,我在三百名传道人面前问他们,他们站在那里想要争辩,对我发问。主曾对我说话,给我一个异象,告诉我,我们要在哪里,要做什么。我站在三百名三位一体论的传道人面前,我说:“现在,如果我在这个教义上完全错了,那么请你们谁站到这里来,给我指出我错在哪里,用圣经,不要用教科书。如果真没有像我所教导的古蛇后裔或类似的教义,那么请上这里来,用圣经给我指出来。”没有人敢动,瞧?因为你指不出来。这是真的。不是要与众不同,而是因为这是真理,这是道。在这里,没人能反驳它;它是神的道;没人能反驳它。瞧?

25

呐,“那些没有的,会怎么样?”让我读一下问题,确定是不是读对了,瞧?“提到别样的洗礼;他们会不会得救呢?还有,那些已经去世却从未接受这光的人,会得救吗?”

瞧,我相信,我确实相信,神在创立世界以前,已经呼召他的子民并预定好他的教会,以及所有在那里的人。[徒13:48;弗1:4;启17:8]我相信圣经教导这点。我也相信,所有全心爱神的人必会寻求真理。我相信这点,他们会寻求的。每个爱神的人都会寻求。
我相信,如果有人因为无知而受洗错了,不知道他的受洗有错。呐,我无法说这是符合圣经的,但我全心相信,如果有人不晓得如何做是对的,他照着自己最知道的去做了,我相信,神会不看那个,怎么样也会救他,因为他没有亮光。记住,在过去的卫斯理时代,在路德改教的时代,那些属神的伟人,神尊重他们,并证实他尊重他们;他们带着所得到的所有亮光,(瞧?)并为这真道而死。
26

我相信,有一些事就像……有人收听今早查尔斯·富勒传讲的“旧式复兴时刻”节目吗?他是我最喜欢的一位圣经教师,虽然,他很老了,但我认为他是个伟大的圣经教师。今早他说(我相信,他在教导预言的事);他说,将来必有大事发生,那些事连教会都不知道,它要展示在人们面前。对此我说,“阿们。”我相信,还会有大光临到,在某一天它将如洪水一样遍满全地,可能只是几个月的事。但我相信,必有大光临到[亚14:7]。

我确实相信,任何人得到光,把信心建立在其上,真诚地行走在所有光中,就必得救。
27

记住,主耶稣来到时,你记得主是怎么找到那些竭力行走在自己所拥有的光中的人吗?还记得那件事吗?“那个罗马百夫长,岂不是一个好人吗?他为百姓建会堂,行了许多善事,他配得所求的福分。”[路7:2-5]看,神是一位通情达理的父亲,他晓得你的心,你是真的看见了光,还是没有看见光,他都知道。

呐,我真的全心相信,这问题的正确答案,就是正确的洗礼,奉耶稣基督的名。那些受不同洗礼的人,心里若不是自私,只是说:“哦,我不想被它愚弄。”呐,对那个人来说,这取决于他和神的关系。但他们若不知道有什么区别,我相信他们会得救。我全心相信这点,因为他们不知道有什么区别。
对这个问题,我们可以讲很久;但我们要尽可能地解答所有问题。
28

Q-152 [问题152]请你解释一下《希伯来书》6:4-6,也解释一下《希伯来书》10:26-39?请解释一下,这些经文是讲圣灵充满的人还是成圣的人?请解释一下它们的不同。

好的,让我们看一下这人所要引用的经文,《希伯来书》6:4。我喜爱圣经的问题,它带出你心里的问题,你便得到你从别处得不到的东西。因为,你知道别人心里在想什么,他们内心的东西是什么,瞧?你也知道他们在做什么。
呐,这是《希伯来书》10章,还有《希伯来书》6:4。好。
4论到那些已经蒙了光照,尝过天恩的滋味,又于圣灵有分,5并尝过神善道的滋味,觉悟来世权能的人,6若是离弃道理,就不能叫他们从新懊悔了,因为他们把神的儿子重钉十字架,明明地羞辱他。
呐,这是一处。现在看《希伯来书》10:26。好的,《希伯来书》10:26。
26因为我们得知真道以后,若故意犯罪,赎罪的祭就再没有了;27惟有战惧等候审判和那烧灭众敌人的烈火。28人干犯摩西的律法,凭两三个见证人,尚且不得怜恤而死,29何况人践踏神的儿子,将那使他成圣之约的血当作平常,又亵慢施恩的圣灵,你们想,他要受的刑罚该怎样加重呢!
29

这两处经文都说到同一件事。呐,我来给这位解释一下。呐,你注意到,《希伯来书》6:4说:“论到那些蒙了光照的人,”这节经文同刚才读的经文是有联系的。如果你蒙了光照,又转去离开那光照,那人就不可能重新回到原来的位置上。瞧?

呐,《希伯来书》只谈到随着这种拒绝而来的刑罚是什么。这是世界上最恐怖的事之一,就是拒绝基督,拒绝圣经的亮光。
30

呐,你注意,“论到那些已经蒙了光照,又于圣灵有分,若是离弃道理,就不能叫他们从新懊悔了。”瞧?就是这样,“论到那些已经蒙了光照,尝过(注意!)……尝过天恩的滋味,”他们一直走到边界线上,“尝过天恩的滋味。”

呐,你注意,他们从未接受圣灵的洗。瞧?他们已经蒙了光照,“尝过天恩的滋味(瞧?),又于圣灵有分(因为尝过他的滋味),尝过神善道的滋味,(与他有分,瞧?)觉悟来世权能的人,若是离弃道理,就不能叫他们从新懊悔了。”
31

呐,《希伯来书》10章只说到临到这种人的审判,“人干犯摩西的律法,凭两三个见证人,尚且不得怜恤而死,何况人践踏耶稣基督的血,将那使他成圣之约的血当作平常,他要受的刑罚该怎样加重呢!”

呐,把这两处经文放在一起,回答你的问题。我用一处经文和圣经中行过这事的某个人为例,那么我们就能明白。
呐,今日的众教会是那预表的原型。我们知道这点。有一个预表,也有一个原型。呐,以色列人从巴勒斯坦地出来,不,从埃及出来,进入巴勒斯坦,这是今日属灵上的教会前往应许之地的预表。你们都同意这点,对吗?所有神学家都同意这点,这是一个预表。
32

他们离开了埃及。埃及代表世界。他们出来了,在红海藉着洗礼经过了分别的水,从水里出来,到达另一边,欢喜而赞美神,去接受了律法,并从那里前往应许之地。

瞧,你注意到吗?就在他们到达应许之地前,瞧?在他们就要进入应许之地前,本来只需要走几天,十天或十一天,可能还没那么久,因为只有四十来英里。他们本来可以长驱直入应许之地,他们已经走过了我们所走过的每一个阶段。他们过去了,过了红海;法老的军兵都在他们身后淹死了[出14:22-30]。他们脱离了敌人,开始穿过旷野,来到应许之地的边界,加底斯·巴尼亚[民32:8;申1:19-38],但他们在那里失败了。为什么?为什么他们失败了?
呐,摩西对十个支派的人说:“神要从每个支派挑选一人代表那个支派,到那地去窥探,要看看那地的实情。”[民13:1-20]
33

呐,看看这是不是你们今早所处的位置或所来到的地方?今天,这教会藉着路德经过了称义;藉着卫理公会经过了成圣;现在到了进入应许的时候了,这应许就是圣灵的洗,它贯穿整个旧约和新约,瞧?这应许是:“看哪,我要将我父所应许的降在你们身上。”[路24:49]彼得在五旬节也说到这应许[徒2:16-18]。

就是这应许。应许之地就是在圣灵的地上生活。这是神赐给教会的应许,就是活在圣灵的大能中。这是另一个世界;是另一片土地。你必须从你所处的境况中出来;出来,在这应许之地上生活,接受这个应许。记住,这应许是:“以后,你们必领受从上头来的能力,圣灵要临到你们身上。”[徒1:8]
彼得说,这应许从旧约到新约就一直有了。你发现,这应许一直走,一直走,直到五旬节,然后他们就进入这应许。
34

呐,这些人出来了,在以色列中看到了伟大的神迹奇事。然后,摩西从各支派中选出一人,派他们去窥探那地。他们回来以后,瞧,有几个人不愿进去,只有两个人要进去。他们回来后,带回一大串葡萄,需要两个人扛。呐,他们从未尝过那种葡萄。他们一直都在旷野,所以,那种地方无处可以种水果等东西。他们吃吗哪—天上降下来的粮,还有鹌鹑、野生物和所能吃到的东西[出16:12-15]。

但现在,他们越过了边界,进入那地,带回一大串的葡萄,大得需要二个人才扛得动。这两个人也进入那地,带回了葡萄,让岸边的每个人都尝到了葡萄的滋味。他们怎么反应呢?
他们回来后,本该因为尝到葡萄的滋味而欢喜,然而不是这样,他们回到自己的支派中,说:“哦,可是,我们看见了那些非利士人或赫人、比利洗人高大坚固的城邑;”那里还有各种“大族”的人。他们说:“瞧,他们都是巨人。瞧,在他们那边看来,我们好像蚱蜢。我们无法攻取那地。你为什么带我们上这里来?”瞧?圣经说,他们每一个都在旷野灭亡了,他们都死了[民14:27-28;来3:7-19]。他们做了什么?他们是边界信徒。他们来到了真实的东西面前,看到了应许,却觉得他们没有能力越过去得到那应许。
35

呐,这的确是今天教会经过称义和成圣后的光景。瞧?“践踏那使他成圣的耶稣基督的血,”这些已经成圣的人走到这地步,看见了圣灵的洗,却掉转回头,说:“这真是颠狂了,我们不能接受。我们会被我们的人抛弃;我们会失去自己的位置;我们会被教会赶出来。我们不能这么做(瞧?),因为它违背我们教会的教导。”瞧?将那一路带他过来的耶稣基督的宝血当作平常,快要得到应许的印记,却转身走开了。他说,这些人无论如何都永远不会得救。看到吗?不是指那些越过边界进入应许之地的人。

36

记住,约书亚和迦勒是二百五十万那群人中进入应许之地的仅有的两个人,因为他们进入了应许之地,得到那福分;回来后,他们说:“我们可以攻取那地,因为神这样说过。”[民13:30]

其余的人留下来了。为什么?呐,因为所有那些人都只看到环境,但约书亚和迦勒却仰望神所说的话,“我已经把那地赐给你们了,上去得吧!”[申1:20-21]
今天也一样,人们说:“哦,如果我奉耶稣基督的名受洗;如果我领受了圣灵;如果我说方言、说预言;如果我在教会里作见证、大声喊叫,他们会把我赶出去。”那随你便吧。
37

你说:“但我告诉你,现在我过着基督徒的生活;我过着美好、清洁、成圣的生活。”这是真的,但你已经来到摊牌的地方,来到这地方,边界线上。如果你掉转头走开,那么,“对那些蒙了光照的,就不能叫他们从新懊悔了。”瞧?

换句话说,一个人经过了称义,他过来,说:“我相信我要去传道。”他得救了;他说:“我对罪厌烦了。”是的。后来他出去;起先,他还抽烟,可能还有淫念等等。过不久,他说:“神啊,这不适合一个基督徒,尤其是传道人;用淫荡的眼神看着女人或抽烟是不好的,”或,“我跟朋友或跟我的会众喝社交啤酒,这看上去是不对的。主啊,使我成圣。”然后,主就使他成圣了,除去他身上的一切贪婪等。然后,他成了成圣的器皿。接下来,神要赐给他的,就是圣灵的洗。要得到圣灵的洗,就得脱离他那一帮人。就在这里他露出了马脚,他打退堂鼓了。他打退堂鼓后,做了什么?他践踏了那使他成圣的耶稣基督的血,把它当作不圣洁之物,认为这不能把他带入应许之地。这样,他就不可能得救了。那么,接下来是什么呢?只有等候审判和烧灭众敌人的烈火。
我希望已经讲明了。如果没有,那么,下次请你让我知道。我这里有这么多问题,我…
38

Q-153 [问题153]伯兰罕弟兄,在《约翰福音》21:15-17,耶稣问彼得是否爱他,并告诉他牧羊他的小羊,后来耶稣说:“你喂养我的羊。”在17节,他又说:“你喂养我的羊。”耶稣在这里是指什么意思?

瞧,只是这样。看,基督是大牧人。主就要离开,他便留下命令,吩咐喂养他的羊,任何牧者要喂养的,是主的羊群,主的教会[徒20:27-28;彼前5:1-2]。瞧?他留下命令给这些门徒,继续作一个牧人去喂养羊群,喂养主的羊。
39

换句话说,就像这样,如果你们留意,今早我在这里所做的就像这样。呐,你只有给羊喂羊的食物,它才会长大。呐,如果你烤一块大汉堡包来喂它,它吃了不会长大的,因为那不是羊的食物。瞧?我可以烤一块或拿一块烤得很香的T骨牛排去喂羊,但那也不是羊的食物。它根本不会吃,就是这样,因为它是一只羊。但羊喜欢羊的食物。所以,当你喂养神的羊群时,不要用某些人为的神学理论喂他们;要用道喂养他们;羊群靠这个才能长大。用道去喂养。

要做牧者,真正的牧者。“喂养我的羊。”当然,羊羔是指小羊,绵羊是指大羊。所以,喂养神的羊群,有老也有小[约21:16-17]。瞧?用道来喂养他们。你瞧?这道就是真理。耶稣说:“人活着不是单靠食物,乃是靠神口里所出的一切话。”[太4:4;路4:4]对不对?所以,如果人要活着,如果他们是神的羊群,是神的教会,那么,他们就得吃神的道和吗哪才能茁壮成长。这道就是神的吗哪。
40

我们不久才从圣经中讲完教会时代的信息。耶稣就是那隐藏的吗哪;基督就是教会的吗哪。什么是吗哪?旧约中的吗哪就是从天上降下,每晚都是新鲜的,供给教会在旅途中的需用。对不对?呐,在新约中,什么是隐藏的吗哪?“再过不多时,世人不再看见我(隐藏了);你们却看见我,因为我与你们同在,甚至在你们里面,直到世界的末了。”[约14:19;太28:20]基督就是从天上由神那里降下来的隐藏的吗哪,每一天都是新鲜的。

我们不能说:“瞧,两周前我大大地经历到神。”那现在怎么样呢?瞧?每一天都是新鲜的,新的祝福,从神而来的新东西,这从天上由神那里降下来的隐藏的吗哪就是基督。我们吃这吗哪,就是基督,他供给我们旅途的需用,直到我们到达彼岸。
41

呐,这就是耶稣所指的,“喂养我的羊。”我们可以一直讲这点,可是就永远讲不到别的问题了。因为我觉得这是个好问题。我喜欢这点,我喜欢谈论基督是吗哪和羊群的食物。

从神的道中,用基督来喂养他们。瞧?完全照着圣经所写的那样接受基督的道,把他分给羊群。不管别人怎么说,“哦,他们需要汉堡包。”你们不要信。这本圣经才是他们所需要的,就是这本。瞧?给他们这个。这才是羊的食物,这个才是使他们长大的食物。圣灵,这是他的道,他的吩咐。道就是种子。种子长出植物来,我们吃这植物。呐,这使植物生长,有圣灵叫它茁壮成长的,就是教会。它喂养了,喂养教会的就是圣灵,在神面前欢喜快乐,因为会众相信主的道,叫他藉着他们而作工,将神应许要他们做的事赐给他们。然后,神看到他的教会在成长,羊得到了喂养,因此,圣灵就得了荣耀。瞧?这就是了。“喂养我的羊。”好的。
呐,如果我没全答完,那么,稍后请让我知道。
42

Q-154 [问题154]伯兰罕弟兄,不久前,我经过祷告队列,有受恩膏的手按在我身上,为我没得救的丈夫祷告。我被主的大能所击倒。这是他必得救的确切标志吗?

瞧,问的人肯定是个妇人。姐妹,我不认为这是他必得救的确切标志,不过,我相信,神……我相信他必得救,肯定的。但要说:“现在,你能说这是’主如此说’吗?”对这个要很谨慎,瞧?因为,这可能是圣灵在祝福你,因为你站在基督的位置上。瞧?
43

你上来代表你那不信的丈夫,好像基督上十字架代表不信的教会一样。你瞧?你做了一件大事。但我要说的是,如果你今早在这里,如果问这问题的姐妹今早在这里,我会这样做,我要全心相信神必定会救他,瞧?神会那么做的,因为不管他给了你祝福还是没有给,那是神额外赐给你的。但我相信这会让你感到很好,因为主祝福了你。

这就好像你说方言。如果教会里没有翻方言的,那么,你就不该在教会里说方言,除非有人翻方言[林前14:28]。但如果你想说方言,又没有翻方言的在,瞧,无论你在哪里祷告,或在家,或在别处,就说出来,因为“说方言的就是造就自己。”它带给人安慰,瞧?他感到很好,因为他站在那里祷告,接着,你知道,圣灵临到了他或她,他们就开始说方言。他们的魂欢喜快乐,因为他们说了方言。瞧?
瞧,这不单是神会应允你祷告的一个迹象,也是圣灵正在垂听你祷告的一个迹象。他知道你,他与你同在。我把这点看作是同一件事,即:圣灵正在祝福你。
44

不久前在这里,我还记得,我最后的一次说方言应该是在三、四年前左右。当时我在伊利诺斯,比利随后也来到锡安城的那次祷告队列里。我心里很沉重,就跪下来开始祷告。祷告时,我听见比利上来敲门。我说:“比利,我现在还不能走。”他就走出去,坐下来。

我还在祷告,心里很沉重;我不能那样子去教会。看,通常主都会给我异象,让我看到将要发生的事,但那一次却没有。我在房间里祷告得很深,听见有人在讲话,我就停下来不祷告了。我听着,门边有人在说话,听上去好像外国话,像德语、低地德语或别国的话。话说得很快,叽喳地说个不停。我又听着,心想,“瞧,可能有人上来跟汽车旅馆老板讲德语,可能他正在回答他。”
我停下来不祷告了,斜靠在椅子上,像这样听着,他还在不停地讲。我想,“瞧,奇怪!怎么没人回答呢?”我边听边想着,“瞧,这真是奇怪!”
45

路上有一台地磅,我听见底下有人在喊,“下去!”你知道,“上来!”我转过头,这样看出去,看的时候,觉得我的嘴巴……后来才知道,我就是那个说话的人,是我自己。我一直静静在听,不知道所说的是什么。我简直控制不住,说了一些连我自己也不懂的话,一点也不懂。只是我的嘴巴一直在动,我在说另一种话,我人却很安静。不一会儿就停了。那话一停,哦真的,我觉得好像要大叫起来。我非常高兴。我不知道为什么,所有的重担都离开了我。

所以,我去叫比利,然后一起到教堂。当我到教堂时,巴克斯特先生正在领唱,在等我,他是当时的聚会主持人。我迟了半个多小时,我跟他说我迟到了。
他看到我,知道我刚哭过,就说:“出了什么事?”
46

我说:“没什么。”我就走到台上,差不多十分钟后,有个女人从礼堂后面进来,她几乎是要代替我讲话了。后来我们查明她的情况,才知道她刚从双子城那边过来(圣保罗和明尼阿波利斯,或其中的一座城),她得了肺结核,极其严重,连救护车也不敢带她来。她的肺全烂掉了,好像胶体。于是,几个弟兄弄来一辆旧雪佛莱车,拆掉后面的座位,勉强弄出一点空间放她的担架或病床,然后让她躺在上面,就带着她赶来聚会。是她要来的。

医生已经放弃她了。在过来的路上,他们说,如果路上稍微有一点颠簸,就会引起她大出血,那就完了。后来她大出血了。他们把她抬出车,放在一块草地上。那些圣徒站在周围为她祷告。她一直流血。每次她一呼吸,血就流出来,像这样从嘴里冒出来。
忽然间,她立刻得了医治。就从担架上跳起来,欣喜若狂,就往这教堂赶。那时她正在后面作见证,在教堂的后面。
我说:“什么时候发生的?”她告诉我那个时间,是几点钟,那正是这方言藉着我说出来的同一个时间。那么,这是什么呢?这是圣灵在为那边那个妇人代求。明白我的意思吗?
47

呐,圣经说过这个。有时我们喃喃而语,并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但那是圣灵在那里做工,为我们所不明白的事代求[林前14:10],瞧?

那妇人立刻得了医治。我们听到她这件事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了。她完全康复,已经全好了。
呐,你看,神知道这些东西在哪里,他行这些事有一种方式。瞧?他有自己行事的方式。我们必须把自己交托在他所行的事上。那么,当你达到这一步时,有一件很难做的事,就是保守自己在真理的这一头,因为真理与狂热的界线薄得就像刀刃。
呐,你一不留心,魔鬼就会把你推到一帮狂热分子当中,你将失去所有的经历和别的东西,如果你这么做的话。瞧?但是,如果你能持守这稳固的真理,查考圣经,持守这道,保持柔和谦卑,神就会一直带你朝向各各他,像这样一路带领你,只要你持守住这道。
48

姐妹,这件事跟你的有点像。神已经赐给你福分了。这可能是个确切的见证,你会……但我不愿只依靠这个(你瞧?),你说:“主告诉了我。”我提起那个经历,是因为它可能会给你鼓励,使你继续相信。神所行的,无论是什么,他使圣灵临到你身上,都是为了某个目的。可能是为了其它的事;但如果是为你丈夫的,他肯定会进入神的国。我相信这点。

49

Q-155 [问题155]伯兰罕弟兄,这是不是圣经上讲的,女人不该在教会里说话?

他这里有两个问题。这是真的,是真的。女人当传道人并在教会里说话是不对的。是的,《哥林多前书》14章。
肯定的,这里教会的所有人,你们都知道这点。这可能是今早来这里的哪位陌生人问的。我不知道是谁。但女人当传道人是不对的。是的。
我这里把经文读出来,你就明白了。这样你就知道了:我相信是《哥林多前书》14章。我找找看,等一下,看能不能找到。找到了,在这里。
34妇女在会中要闭口不言,像在圣徒的众教会一样,因为不准他们说话。她们总要顺服,正如律法所说的。(呐,在过去那个年代,律法也不允许有女祭司。瞧?)
35她们若要学什么,可以在家里问自己的丈夫,因为妇女在会中说话原是可耻的。
50

呐,如果你注意,在哥林多那里,哥林多的许多基督徒和许多……当时,世界的大女神名叫亚底米,是罗马的一个女神。她是以弗所城的女神,为世人所膜拜。呐,她的传道人,当然,她是女神,所以,她的传道人也都是女人。她们藉着保罗所传的,都悔改信主了,归入基督教。呐,保罗写这些书信时正在监狱里,当然,是在罗马。

呐,她们开始有说方言,瞧?有各种伟大的恩赐运行在她们当中,之后,她们写信给保罗。瞧,这些妇女认为她们应该继续她们的事工。
51

呐,如果你注意,读一下你的圣经,保罗在36节说,

36神的道理岂是从你们出来吗?岂是单临到你们吗?
37若有人以为自己是先知,或是属灵的,就该知道,我所写给你们的是主的命令。
38若有不知道的,就由他不知道吧!
呐,另一方面,这些女人;呐,如果你拿教会的历史来看这封信,瞧?就知道为什么这些女人认为她们应该继续她们的事工,好像过去作大女神亚底米的女祭司那样。神不是一个女人,神是一个男人。而且实在只有一位神,他是一个男人。女人是从男人而出的副产品[创2:21-23]。男人不是为女人造的,女人乃是为男人造的[林前11:8-9]。瞧?但愿你打开你的属灵悟性。你瞧?
52

男人,当人初次在地上时,他既是男性又是女性[创1:27],在他成为单一性别之前,有女性和男性的特征。瞧?女性的灵,是较低的灵,是一种害羞的灵。接着,还有男性特征的人。但神造了人,就把他放在不同的……为了繁衍人类,神把女性的灵从他里头取出来,并从他身上取出一根肋骨,造出一个女人[创2:21-23]。

女人不是要成为管辖者[创3:16]。当她开始那样做,就导致全人类的堕落。瞧?哦,甚至这也是一个……她是堕落的根源。后来,神拣选她,藉着由女人而生的基督,把生命又带回给世人[加4:4;太1:18-20]。但是,没有一处允许女人成为教会的传道人。
53

再看《提摩太前书》3章,他说:“我不许女人讲道,也不许她辖管男人,只要沉静。”你看到了吗?所以,女人传道是不对的,这是真的。

呐,我知道,我见过一些女人,真是不错的传道人(她们也会讲道),就像艾米·麦克弗森和许多女传道那样。但你要是说一点她们不愿听的话,那你等着看吧。瞧?这是不……我知道,今早坐在教堂里的人也可以说方言,但若没有翻方言的,他们就不要斗胆这样做[林前14:28]。瞧?
你要记住,那些女人是生在特定的界线下,当她们……你的出生与它密切相关。你的名字,你所有的事(你瞧?)都已经安排好了,不管它是什么。
54

今早,我可以到外头去,扣动扳机杀一个人,但我不敢这么做。肯定的,我会作得很好的。看,我能杀害一个人,就像你杀死一只松鼠那样;但你不应该那样做。瞧?这件事也是一样。你要特别留意这些事,使你不要……这是主的命令[林前14:37]。

当时,她们写信过来,说:“瞧,是圣灵告诉我们的;”(瞧?)保罗说:“什么?神的道岂是从你们出来吗?岂是单临到你们吗?你们那边若有人自以为是先知,他们就该知道,我写给你们的是主的命令。(瞧?没错)但若有人要显示他要与此相违背;若有人不知道,就由他不知道吧(瞧?)。由他去吧,不用管他(瞧?);不要做任何违背道的事。”但你记住,女人不当在教会中说话。
55

因此,在这里,你可以看出你的牧师或什么人,是不是属灵的。瞧?他说:“若有人是属灵的或先知,就该知道我所说的是主的命令。”瞧?

这就是为什么我吩咐人们要奉耶稣基督的名重洗。保罗这样做了[徒19:1-7]。他也说:“若有天上来的使者教导别的福音,他就应当被咒诅。”[加1:8-9]这点我们在这里也教导过了。若有人来,若有天上来的使者,说:“让女人传道,作传道人,按立她们作牧师。”圣经说,“他就应当被咒诅。”因为这是主的命令。
56

Q-156 [问题156]基督徒男女以彼此亲嘴来问候,(哦!)对吗?

不,先生。绝对不行。不,先生。弟兄,你只亲吻一个女人,就是你妻子(瞧?),或你的孩子或什么。瞧?
“这样做对吗?”让我再看一遍,有没有读对。“基督徒男女以彼此亲嘴来问候,对吗?”
不对,先生。绝对不行。永远不要开始去做这种事。是的,先生。不可以的,先生。离开女人,远远避开她们。绝对没错。
呐,她们是我们的姐妹,但不要那样做。呐,有人那样做了。这种做法已经渗透到五旬节派当中,被称为“自由的爱”。你一旦发觉沾上这种东西,就要远远避开它。没错。
不管你多么洁身自好,你是我的弟兄,我也相信你可能是个成圣、圣洁的好人。但不管你多么圣洁,你仍旧是个男人。不管她多么圣洁,她仍旧是个女人。远远地避开它,直到你结婚。你要这样做。
57

记住,这身体,我现在要讲它的两重意思,你们年纪大的人也能明白。听众里什么人都有,但我是你们的弟兄,这是在解答问题。瞧?

人类中每个男女,有不同的性腺。女人有女性的性腺。男人有男性的性腺。那些性腺位于人的嘴唇上。没错。
这里还要提一件事,就是男与男的亲嘴。那是肮脏的,是污秽的。它导致了什么?导致了同性恋。要远避这事。你说……
58

不久前,有个人问我,他说:“伯兰罕弟兄,瞧,他们是以圣吻互相问候。”[帖前5:26;林前16:20]他们是亲吻对方脖子的后面,弯下头,亲吻对方脖子的后面[徒20:37;路15:20;创33:4]。在握手出现之前,他们是这样做的。那是一种问候。现在是这样做了。过去他们不是彼此握手,而是彼此拥抱,不是亲嘴或亲脸,而是亲对方脖子的后面。这会引起变态的。要远避这事,永远不要那样做。

现在,我们是彼此握手。如果你愿意,拥抱你的弟兄,亲吻他的脖子或他亲吻你的脖子,这是没问题的。但你不要亲吻女人,也不要让女人亲吻你。瞧?没错。你握住她的手,说:“等一下,姐妹,等一下,瞧?先把这点搞清楚!”所以,现在是用握手。
59

呐,刚开始我是怎么跟你们讲的?当你看到一辆车以90英里的时速朝你冲过来时,就赶快躲开。没错。你一看到什么事不对头时,就赶紧离开,远远地躲开。你不该站在那种地方。撒但会送一些东西给你,让你的魂沉沦,送你进地狱。要远离它!各样的恶事要禁戒不做[帖前5:22]。没错。

做真正的男人;做真正的女人。现在我要为女人说几句话。这很特别,是吗?他们说:“哦,是女人引起的。哦,是女人的过错。如果女人不离开本位,男人也不会离开本位。”这是真的。我们说这没错。她离开了本位。若不是有个坏女人,就不会有个坏男人;但记住,若没有坏男人,也不会有坏女人。没错。
60

你称自己是神的一个儿子,你的原则在哪里?如果女人离了本位,你岂不是神的一个儿子吗?你岂不是一个更高等、更刚强的器皿吗?因为圣经说,女人是较软弱的器皿[彼前3:7]。如果她是较软弱的,那么,你就当显出自己是属神的人。告诉她,说:“姐妹,你做得不对。”没错。我已经说了,别的基督徒也说了。只要你是基督徒,你也总会这样说,显出你自己来。你是神的一个儿子。你对自己的控制力远超过女人对自己的控制力。如果她是较软弱的,就认同她是较软弱的;理解她所犯的错误,等等,尽力纠正她。说:“姐妹,我们都是基督徒,不应该那样做。”瞧?做个真正的男人;做神的一个儿子,对女人要小心。

起初,就在这里导致了可怕的堕落。因为撒但和夏娃在一起。藉着这件事,使整个人类都完全堕落了[创3:1-6]。
如果你是神的一个儿子,要刚强,做个真正的男人。如果你不是那样,就跪在祭坛前,直到成为那样的人。各样的恶事要禁戒不做。所以,不要那样彼此问候。
61

不久前,有人告诉我,在我教会这里发生过两、三次这样的事。不是发生在本教会,而是发生在来这教堂的其他人身上。如果你今早就坐在这里,我要好好跟你说说这点。瞧?

妇女和年轻女子来这里聚会,那些男人就亲吻她们。你们不要那样做。不要。你们要远避这个。要记住这点。不论她年轻,单身,或什么,她总有一天要成为人妻。你无权那样做。要远避她。如果你要问候她,就像神的一个儿子那样,握着她的手,说:“你好,姐妹。”就到此为止了。瞧?
要远避这些事;这是污秽的。它会很快让你陷入麻烦的。哦,是的,犯罪很容易,很合人胃口,让人很愉快。一不留意,你就掉进去了。最好的办法就是,恶事一冒出来,就远离它。藏在后面,做个真正的基督徒。
62

说到男人之间的亲吻,如果是亲吻你弟兄的脖子,你也想这么做,这没问题。但不要亲嘴唇,或口对口或别的,因为这样做是不对的。瞧?不行,这样做说明从一开始就有点不对头。瞧?所以,要远离这事,避开它。在伯兰罕堂这里,永远不要那样做。不,我们肯定不会支持这种做法。瞧?

如果你要见你的弟兄;如果你要亲吻他的脖子,瞧,你可以这样做,但不要亲他的嘴,因为这不成体统,这是不对的。这只会导致变态。同性恋之类的恶事就是这样开始的。
这一类的事,只有两件事是可行的。如果你开始做了,让男的……我曾见过。哦,许多次,他们从会众中走下来。在一些教会中,我曾见过,传道人走进来,伸手拉着每个姐妹,拥抱接吻,让她坐下来。“你好吗?姐妹,哈利路亚!”走过去,抱住这个,亲吻她;像这样问候全教会的人。对我来说,这是错的。
63

我在芬兰时,我们大家都在那里。你可能知道这事,我们在那里举办聚会,当时我在基督教青年会。在芬兰,那时没有肥皂和洗衣粉。我只有一点刮胡子用的肥皂,我们大家都得站着冲凉,你知道,用这种刮胡子的肥皂洗。我们大家只有这一块,因为芬兰没有肥皂。人们用一种合成洗涤剂来洗,那简直会把你的皮洗掉。

后来,他们跟我们说,要带我们去洗芬兰的桑拿浴。我们就去基督教青年会那里。我们到那里去洗桑拿浴。这是很有名的芬兰式的洗浴。以前我也洗过,很不错。所以我想,“瞧,我们要去基督教青年会洗桑拿浴,应该很不错。”
但我正要出发时,圣灵对我说:“不要去洗。”哦,拥有圣灵,真好!“不要去洗。”
可是,就在那时,我说:“我想,早上我不洗澡了。”
马尼能博士等人就说:“哦,伯兰罕弟兄,瞧,那里有一些大玻璃房,很漂亮。”我说:“他不要……”
64

通常,他们洗澡时,把冷水往炙热的石头上倒,蒸汽一下子全冲到你面前,然后用桦木叶子拍打身子,然后跑出去,跳入冷水里。那些芬兰人直接跑到雪里、冰里什么的。当然,他们已经习惯了,男人身体高大、结实。然后又回去,到热池里去,然后很快又从热汽中跑到冷水里去。但他们只让我站在有冷空气的地方,然后再回去,因为我受不了。那样做恐怕我的心脏会停的,因为从来没适应过。

我也很喜欢去洗,但有声音告诉我不要到那里去洗。瞧,我弟弟霍华德和巴克斯特弟兄,他们所有人都上去洗;所有的弟兄,你知道,他们都说要上去洗。所以,我觉得有点不好意思,你知道,因为圣灵说:“不要去洗。”
65

所以,我们就到基督教青年会去,他们都进去了,所有那些人都在那里跟我打招呼。哦,他们看到每天的报纸都在头一两版登载聚会的事。他们都在那里。

我走进一间小房间,坐下来。他们都到更衣室去脱衣服。他们在里面脱衣的时候,走来一个很漂亮的芬兰金发姑娘;那些弟兄都是好人,也是清洁,极有道德的人。这女孩走过来,肩上披着一条大毛巾,就走进浴室。我说:“喂,喂,喂,停下,不要再走了。”我想让她停下来。她回过头来笑一笑,继续走进去,给他们每个人一条浴巾,他们全都没穿衣服。每个女人过来,带他们进去,给他们擦背。我这才明白圣灵的意思。当我从里面出来,我说:“马尼能博士,这是怎么回事,你是个基督徒,然而却进去跟他们洗这种桑拿。”
“哦,”他说:“这些女人是帮人擦背的,伯兰罕弟兄。”
我说:“我不管她们是做什么的,这是错误的,是不对的。”我说:“你的本性也告诉你。”
他说:“可是,伯兰罕弟兄,她们从小就受训练为人擦背,就像你们美国的护士那样;她们从小就做这件事。”
我说:“我不管她们是谁,错就是错,绝对的。他们是男的和女的,应该彼此分开,彼此都要穿衣服才行。”阿们!
我不想开始讲这个,否则的话我又成了讲道了,是不是?好的。
66

Q-156b[问题156b]请解释一下何为使徒真道?

这是一个问题。这里有一个,二个,三个问题。使徒真道意思是“使徒的信心”。这就是“使徒真道”的意思:持守住圣经。呐,今天那些称为“使徒真道会”的人,多半并没有持守圣经。但“使徒真道”,是指使徒对圣经的信心。是的。
67

Q-156c[问题156C]……还有那群称自己是基要派的人,这两群人会得救吗?

呐,我不知道。呐,我不懂该怎么回答这问题。呐,“这两群人会得救吗?”我不知道。
请解释一下它们的不同,即灵和……
哦,这是另一个问题。
呐,“这两群人会得救吗?”我给你们讲一些事,让你们更知道一点,好过我说:“我不知道,我不会知道的。”
呐,记住,这是我的想法,可能会有错。我是这样想的:若有天主教徒,无论他是谁;卫理公会、长老会、基督会、路德派,无论是谁,只要他信靠主耶稣基督,坚信基督是他的救赎,我相信他就是得救的。
但你看,罗马天主教会并不这样做。他们相信是教会拯救他们。瞧?他们的救恩是在教会里。正如不久前,有个神甫在电台上因为说“除了在罗马教会里,不会有别的救恩”而被中断广播。呐,这是不对的。救恩是从耶稣基督来的,没错,不是藉着教会,而是藉着基督[徒4:12]。
呐,如果他是使徒真道会的,或使徒派或基要派的,称他们自己是……
68

呐,不久前有个基要派的人来这里找我,他对我说:“你们有点倾向加尔文派,不是吗?”

我说:“瞧,只要加尔文的东西在圣经里,我就同意他。”我说:“我只相信圣经,只要加尔文持守圣经;但如果他偏离圣经,那么我就走我的,相信圣经。”
他说:“瞧,”他说:“我要跟你说一件事。你说过,我听你说过,人一旦得救,就永远不会失丧。”
我说:“这的确是圣经说的。他拥有永生,永不被定罪或受审判,是已经出死入生了。”[约5:24]我说:“这不是我说的,是耶稣基督说的。”
他说:“那我再问你一件事。你相信扫罗是得救吗?”
我说:“扫罗?是扫罗王吗?”
他说:“是。”
我说:“肯定会的。”
他说:“呐,你记得,他是个先知,”
我说:“准确地说,圣经是说他与众先知一同说预言。”他有说预言的恩赐。他不是先知,但有说预言的恩赐;因为那些先知在说预言时,他下去与他们在一起。但我们知道,撒母耳是那个时代的先知,扫罗只是同那些先知一起说预言。
他说:“如果他是个先知,他就会得救吗?”
我说:“绝对会。”
他说:“那么,我再问你一件事。”他说:“我再问你一件事。你说扫罗得救了,但圣经说耶和华离开了他,他就作了神的仇敌,他又自杀了,你还说他得救了?”
69

我说:“你是基要派信徒吗?”我说:“弟兄,你没有把经文读对;就是这样。圣经所说的你没有读出来。”

他说:“瞧,如果扫罗成了神的仇敌,就不可能得救。”
我说:“扫罗是得救了。”
他说:“哦?”
我说:“他是个先知,他必得救。瞧?神救了他;神不是那种我们所说的印第安的馈赠者,他不会……瞧,如果神赐给你圣灵,却又知道他以后会失去你,那么,他从一开始却赐给你圣灵,这样做可真太愚蠢了。”
70

你可以模仿圣灵,做得好像你已经得到了圣灵。但如果你得到了圣灵,神从起初到末后就知道你了。所以这没错。那是一种松松垮垮的做事方法,神做事不像那样。他是无限的;他从起初就知道末后,知道地上的每一样东西,地上的每一朵花,每一只蠓虫;未有世界以先,他就都知道了。所以你看,他那样做他的事究竟有什么目的呢?他不会那样做的。

如果你注意,若是你真正得到了圣灵,你就永远得救了。我可以藉着经文来证明这点,我们已经讲过多次了。但为了省一些时间回答其他问题,我这样说一下,你瞧?那人问:“那么,你是怎么看扫罗呢?”
我说:“扫罗肯定得救了。”我说:“记住,扫罗堕落了,我承认这点。他堕落了,离开了神;因为他贪婪,喜欢钱。”撒母耳藉着神的道告诉他要把一切都灭了,他却把那些祭牲等都带回来了。甚至还留下王的性命,留下了很多东西,都带回来了[撒上15:1-3,8-23]。因为,瞧?“你不是照着他所说的原原本本地跟从神的道,而是加上自己的看法;这就是你堕落的地方。”
这也是我对宗派等东西的看法;他们堕落了,因为他们不跟随这道。你指给他们看神的道,他们就转过身去,不理它,说:“哦,我们教会教导这个。”那是不对的。神说的才算数。
71

神吩咐撒母耳下去,不,是吩咐扫罗下去,把其中的一切都灭掉,“每样东西,你都要灭掉。”但他没有这样做,他留下了一些献祭的物,也留下了王的性命;他做了这些事。撒母耳走过去,告诉他说,神的灵已经离开他了,等等。

撒母耳死了。大约两年后,那时,扫罗变得……神的灵离开了他,但他并没有失丧[撒上16:14]。他肯定没有失丧。恩膏离开了他。呐,注意。现在你看是不是这样。
扫罗离神很远,后来,他要出去打仗。他开始要去打仗时,他对出去打仗的事很忧愁,就求主赐他一个梦。主没有给他梦。那时,地上没有先知,一个也没有。撒母耳曾是先知。那时仍有人说预言,等等,但扫罗从神那里怎么也得不到答案。他就下去求问乌陵土明,但那会发光的乌陵土明没有发光[民27:21],没有回答他。扫罗怎么做呢?他悄悄爬进一个山洞里,有个巫婆,即算命的,住在那里。这个巫婆……扫罗改了装,好像步兵一样,去到那里,他说:“你能给我把先知撒母耳的灵招上来吗?”
那巫婆说:“呐,你知道,扫罗曾说过什么。”(她在对扫罗讲话,自己却不知道)她说:“扫罗说过,所有交鬼的人都要杀死。”
他说:“我会保你免遭扫罗的杀害,请你为我招撒母耳的灵上来。”
于是,那巫婆就开始施展招魂术,接着,你知道,她看见撒母耳站起来,他的灵上来,模样清楚,站在他们面前;妇人说:“我看见有神从地里上来。”
72

这真是一个安慰。你看,老撒母耳站在那里。他已经死了两年,却仍旧站在那里。并且,他还披着先知的外袍站在那里。他不但还活着,而且还是一位先知。哈利路亚!

妇人说:“你欺哄我了。”她说……
扫罗说:“撒母耳,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明天我要去打仗,但主的灵离开了我。”他说:“我甚至得不到从主来的梦,乌陵土明也不给我回话,我现在麻烦大了。”[撒上28:15]
撒母耳说:“因为你作了神的仇敌;你为何招我,使我不得安宁呢?”瞧?撒母耳这样说。他说:“你为何招我,使我不得安宁呢?岂不知你已作了神的仇敌吗?”然后,撒母耳接下去告诉他。不管怎样,他把主的话告诉了扫罗。他告诉了他。呐,记住,他已经死了两年了。瞧?但他说:“我要告诉你这话。”他便把主的话告诉了扫罗。他说:“明天你要仆倒在战场上,你儿子约拿单也要与你一同仆倒。”他又说:“到明晚这时候,你就和我在一处了。”[撒28:15-19]如果他失丧了,那么先知撒母耳也失丧了。这是基要派的看法;你能看出它为什么叫基要派。瞧?撒母耳说:“到明晚这时候,你就和我在一处了。”瞧?所以,如果扫罗是失丧的,撒母耳也是失丧的,因为他们在同一个地方。
73

不,没有。基要派信徒,你们所谓的基要派信徒,就像所谓的基督会;所谓的基督徒和所谓的基督教那样。今天,因为你是美国人,就以为你是基督徒,只是因为你是美国人。瞧?这就是所谓的基督教。但真正的基督徒是由圣灵重生的男人和由圣灵重生的女人[约3:5-8]。这才是真的。其他的都是模仿的;真实的基督徒是神所召的[罗8:30;帖后2:14]。

74

Q-157 [问题157]请解释一下灵与魂的区别?

瞧,这是个难的问题。首先,你是个三合一的人,就像父、子、圣灵那样。父、子、圣灵是三个称呼,同归到一个人身上,就是耶稣基督。你是有灵、魂、体的人。这三样构成了你。单单只有一样,你就不是你。这三样才构成了你。
就如前天我说的:“这是我的手;这是我的指头;这是我的鼻子;这是我的眼睛;但我到底是谁呢?”这些东西属于我,但我到底是谁呢?在我里面的那个才是我,是指那个智能。
如果这双眼睛、这双手、这个身体,像今天这样站在这里,虽然我的身体可以在这里,但我,那个真我,可能已经走了。我里面的那个真我已经走了。这一部分是灵,魂是这灵的本质。当圣灵临到你身上,他所作的,只是改变或转换你的灵到另一个魂的上面。在那个灵里头的魂有了不一样的本质。所以,魂就是你灵的本质。
从前,你是刻薄、邪恶、仇恨、恶毒、争竞的;但现在你是有爱心、甜美和仁慈的。看到这区别吗?这是你的本性。我们可以,我叫它是那个。它是你被改变了的魂。旧的魂死了,新的魂,就是新的本质在你里面诞生了。看到吗?
75

你的大脑并不是你的智能;你里面的灵才是你的智能;看到吗?你的大脑只是一大堆物质,细胞等等;它里面根本没有智能。如果有的话,只要那些东西还在里面,不管是活是死,它们还会起作用。瞧?起作用的不是你的大脑;而是你里面的灵。而你的魂是那个灵的本质。是灵里头的魂来控制的,是灵里头的魂控制身体的。瞧?就是这样。

呐,我得快点了,因为已经有点迟了。呐,我想,我希望这个回答了那个问题。
76

Q-158 [问题158]伯兰罕弟兄,请解释……请澄清一下,女人可以在会中作见证或说方言吗?

瞧,我相信,如果女人是那会中的讲道人,她不应该是一名传道人。但如果她有说方言的恩赐,在会中说方言;有几位先知和有恩赐的人聚在一起,我相信她有权利说方言。因为在圣经里,我们发现也有女先知,像米利暗等人,但她们没有管辖权。如果我能在这里讲讲我那个讲章,我会讲到这件事的。瞧?
77

但女人若拥有恩赐,呐,我相信,正确的做法是,我们要尽快聚在一起,当我们教会稍微稳定以后,顺便说一下,有一群新来的人,另一个教会的人要来联合,要过来与这教会联合,一旦我们有空位和地方供他们用。另一个教会要过来与这教会联合,不是什么组织,而是一群人作为一个身体来这教会。他们是一帮有恩赐的人。

呐,当他们聚在一起,所要做的就是:这些有恩赐的人自己定期聚在一起,看圣灵要对他们说什么。然后再从台上把信息读出来。这些人,是为了教会得到造就。
78

呐,你知道,如果你说方言,却没有人翻方言,那么,当你在会中时,你知道,有时,太没有敬重了。有时你发现……我在会众中正要作祭坛呼召,有人站起来说方言,破坏了祭坛呼召。呐,你看,那个人可以说方言,说得没有错;也可能是圣灵,但你看,那人还未受教,不懂得该怎么做,该怎么控制住[林前14:32]。

我坐在台上听传道人讲道,看见他讲得正吃力,瞧,我很想站起来,帮他一把,但不知道要怎么做。你也有这样的感觉:我们都有这种感觉。但那是什么?那是不敬重。要坐下来,尊重我的弟兄。
79

我听过内维尔弟兄讲道,他也听过我讲道;毫无疑问,还有这里的J.T.弟兄等其他弟兄,我们都听过他们讲道。我们听过彼此的讲道,我们想,“哦,弟兄,我想我应该站起来帮他一把。”瞧?你觉得圣灵浇灌在你身上,但你怎么做呢?保持安静。瞧?因为先知的灵原是顺服先知的[林前14:32]。瞧?没错。保持安静。瞧?要那样做。

但我相信,如果女人……这问题是说:如果那女人有说方言的恩赐,她想要说,那么我相信,当时机到了,她有权用这恩赐说出方言,但不要去讲道或辖管男人[提前2:11-14]。当然,如果她是传道人,她就是在辖管男人。
80

Q-159 [问题159]伯兰罕弟兄,我与一个结过婚的女人结了婚。我们离婚后,她又结第二次婚。圣经说,如果我们想再结婚,就再与……第一个妻子。现在,我可以回去再与又嫁人的她和好吗?或我是自由的?

呐,我的弟兄,你只能有一个办法这样做。呐,这是个重大的主题,哪一天我要讲;如果教会能合在一起,然后把它纠正到所应该处的位置上。我存敬畏的心这样说。关于结婚和离婚,在众教会里两个不同观点:一个坚持这个,一个坚持那个。在神和他的圣经面前,照我的看法,我内心带着恩典说,它俩都错了。瞧?但是,真理却在其中。
81

你注意到耶稣所说的吗?呐,在这里,我有个弟弟,是我的亲弟弟,他准备娶一个女子。我弟弟曾结婚过,从一个好女人那里生了一个孩子。他来叫我给他证婚。我说:“根本不可能。”

耶稣在《马太福音》5章说:“凡休妻另娶的,若不是为淫乱的缘故(即她在婚前犯了淫乱,却没有跟她丈夫说),就是叫她做淫妇了。人若娶这被休的妇人,就是活在淫乱中了。”[太5:32;19:9]所以,不要那样做。不要。如果你前妻已经又嫁人了,你不能再娶她回来[申24:1-4]。但如果她跟你离婚,把你抛弃了……
82

那么你问:“我是自由的吗?”让我再读一遍。“我曾跟一个从没有结过婚的女人结了婚。我们离婚后,她又结了第二次婚。(我猜想这人还保持独身。)圣经说,如果我们想再结婚,就再与第一个妻子和好。”

不,先生。你看一下《利未记》中的律法。你再回到那个妇人那里,但她已经是别人的财产了。这样,你就玷污了自己,比先前更不好了。不,你不能再娶回已经嫁人的前妻。
呐,“我可以回去再与嫁人的前妻和好吗?或我是自由的?”你是自由的,保持自由。是的,你不用再与她和好。不,先生。她已经又嫁给别人了;要远离她。没错。不要……那会玷污你的。你明白的。要是有多一些时间,我想讲多一点。但是,我的弟兄,不管是哪位;这是在回答你的问题。不行,先生。那女人嫁给你后又嫁了两、三次,你不要再回去娶她。这是不对的。
83

不久前,我在这里为一对结过婚的夫妇证婚。他们离婚了,各走各的,是一对老夫妇。哦,他们就是帕克特弟兄和姐妹;的确是他们俩。他们很难相处,彼此有些口角,就离婚了。姐妹竭力过着真实的单身生活,弟兄也一样。过不久,他们看到自己很愚蠢,又回来,要再结合。我说:“没问题。”瞧?“没问题,你们本该这样。”所以他们……瞧,他们又结合了,一直没变。他们从来就没有离婚;只不过是再给他们结婚证书,像夫妻那样生活在一起;就是这样,因为起初他们就结婚了。

84

Q-160[问题160]天主教十架圣像上的三个字母是什么意思?(让我看看)天主教十架圣像上的三个字母是什么意思?

瞧,如果没错,我想所有十架圣像都是一样的。我最好再看一下,它写着I-R-N-I,意思是:“拿撒勒人耶稣,犹太人的王。”瞧?要不是这个意思,我就不知道上面还有什么别的或特别的意思。这些字母意思是:“拿撒勒人耶稣,犹太人的王。”十架圣像上就是这几个字:I-R-N-I。是的。
85

Q-161[问题161]将十一奉献用在教堂建设基金上,有错吗?

瞧,现在这件事让教会有点棘手。不,正确地说,十一奉献是给传道人的。没错。在旧约圣经里,修建圣殿时,有一个奉献箱放在殿门口。人们把捐项投入这箱子,是用作维修房子的。在旧约中多次能看到这点。他们要不断维修房子等东西。房子的所有维修费都是从这个捐项中拿的。但是十一奉献,这十分之一,所有十一奉献都是给他们的祭司和牧师的。是的,十一奉献不可挪作它用。
我知道,有人拿他们的十一奉献去周济寡妇。这是错的。如果你有什么东西要给寡妇,就给她,但不要拿神的钱给她。首先,那不是你的钱,是神的钱。
86

如果你叫我到城里买一条面包,你给我两毛五去买一条面包,后来我在街上遇见人,他要我给他一点东西。我就把这两毛五给他(瞧?),我把你的钱给了他。如果他们向我要什么,他们所要的就从我这个口袋拿,把我的钱给他们;但这两毛五是你的钱。十一奉献是主的钱。这样,祭司利未人才能靠它生活。[尼10:37-38]

十分之一就是当纳入库房的十一奉献,是试验人的,神应许要祝福它。神说:“你们若是不信,就以此试试我,看我会不会祝福它。”[玛3:8-11]瞧?没错。
十一奉献送入教会,是给牧师等有关的人作生活费用的。所以,教堂基金等类似的钱是完全分开的另一种基金。呐,这是符合圣经的。
什么时候我们要开始做,我要花一个晚上讲。在我离开伯兰罕堂之前不久,我到了这里,花了二、三个星期,就这一类的主题讲了一遍,指出了十一奉献在教会中的作用。
87

Q-162[问题162]伯兰罕弟兄,当我们成为基督徒后,仍然属于像梅森这样的会所,有错吗?

没错,先生。无论你在哪里,你都是基督徒。我不管你在哪里,你都是基督徒。
88

Q-163[问题163]你觉得什么才是明白主的旨意的最佳方法;你觉得在一些重大的事上,什么才是明白主的旨意的最佳方法?

呐,我想我不怎么……让我看看,能不能看懂整个在说什么。“你觉得最佳的方法(我想,我看这应该是个逗号),你觉得在一些重大的事上,什么才是明白主的旨意的最佳方法?”
我说,亲爱的朋友,在一些重大的事上,明白主的旨意的最佳方法就是祷告。瞧?
呐,这里有件很奇妙的事。如果你有一件事是很重大的,呐,我是这样来做的。我把这件事带到主面前。这总是我力所能及的;我等候主,看他要说什么。我使自己对这件事中立,不偏任何一边。然后说:“天父,可能是……”
89

当然,呐,我大多数的情况是,如果事情很重要,我就等候异象。但对许多人来说,神并不用异象对他们说话。因此,我不会建议你那样做。瞧?因为有些人,他们有异象;有些人有别的方法。你用的方法可能是我用不来的,可能那是你事奉神的方法。我用一些方法,也是你用不来的。瞧?神以不同的方法指示我们。

所以,如果我处在你的位子,没有从主那里得到异象,那么,我宁愿等候主,说:“主啊,请你指示我该做出哪个决定。”然后,你觉得被带领这样去做,那么先等一等,多等一段时间,看你是倾向哪边,哪边是圣灵的引导。你说:“父啊,在我心里,你知道都没有关系;但我想知道,在这件事上你要我做什么。”
有时候,我就是这样处理聚会的事。我若觉得有带领这样或那样做,那么我就顺从那个带领。这是可行的办法,因为已经放在祷告中了;你就尽力去做。
90

我的朋友,我相信这点,好像新约中保罗在当时的日子里所作的。他正处在两条路中间,不知道要走哪一条。起先他走错了路,后来就听到了马其顿人的呼召[徒16:7-10]。我相信,如果你为神做出了选择,并且尽力去做了;我相信,神会纠正你,使你不致走错。我相信神会这样做的。让我看看。

91

Q-164[问题164]伯兰罕弟兄,那些被认为是睡着的童女的人,在审判台前受审时,临到她们的将是什么呢?

瞧,当然,睡着的童女会得救的。她会在审判时得救。她永远不是新妇,她是将受到审判的那群得救的人,她不列在新妇中。但只要她们是童女,就会来到神面前。瞧?她们会得救的。主分开……他们就是那些在主右边的绵羊。没得救的,是指那些在主左边的山羊,在白色大座的审判台前。
我可以用很多时间讲这点,但现在已经有点迟了。
92

Q-165[问题165]对圣灵充满的人来说,他有可能被驱使……被驱使做负面的事,或受影响去做一些他不想做的负面的事吗?

哦,会的。是的,先生。会的。正因为你是一个圣灵充满的人,才会被那些事所驱使。你现在好像一个靶子一样。过去当你服事魔鬼时,它会任凭你逍遥自在的过日子。可一旦你站在了基督一边,那就是站在魔鬼的反对面了,这时它所有的枪就都瞄准你了。各种试探啊等等的东西,它能想到的全都向你投了过来。但你拥有什么呢?“那在你们里面的,比那在世界上的更大。”[约一4:4]瞧?
呐,过去你还没有上战场,你只是在散步而已。看到吗?但现在你被洁净了;披挂整齐了,胡子也刮了,头发也梳了,制服也穿上了,手上也拿了枪。“上吧!”瞧?你在打仗了,不是在表演,而是在打仗,打仗。肯定的,当试探一来,你就带着圣灵和信心的盾牌,穿上军装,开始上阵。瞧?没错。哦,穿戴神所赐的全副军装。如果你不准备打仗,为什么还要穿军装呢?所有士兵披挂整齐是为了打仗,不是在表演,不是走出去,说:“我是某某某。呐,我是基督徒。知道我是谁吗?我属于这个那个。哈利路亚!前天晚上我得着圣灵了。是的,再也没什么能搅扰我的了。”哦!哦,弟兄,我想你最好再回去试一试吧。瞧?
93

哦,我告诉你,只要你一说自己有圣灵了,撒但所有的枪口就都对准你,朝你射击了。然后,你要穿上全副军装,拿着信心的盾牌,和圣灵道的宝剑,束紧带子,把福音当作走路的鞋穿上,戴上胸牌,把腰带束紧,把全身再束紧一点,准备打仗了,因为战斗来了。别着急,是的,先生,你要遇到的麻烦还多着呢!但记住,“那在你们里面的,比那在世界上的更大。”

94

Q-166[问题166]在《马太福音》16:9-10中,耶稣指的是什么?那十二篮和七篮代表什么?这是给星期天早上的问题。

让我们看看,《马太福音》16:10。我现在还不太确定是什么。让我翻到那里,《马太福音》16:9-10,16:9-10。我找到了。
9“你们还不明白吗?不记得那五个饼分给五千人,又收拾了多少篮子的零碎吗?
10也不记得那七个饼分给四千人,又收拾了多少篮子的零碎吗?“(呐,注意,让我们看一下这前面几节)
6耶稣对他们说:“你们要谨慎,防备法利赛人和撒都该人的酵。”
7门徒彼此议论说:“这是因为我们没有带饼吧。”
8耶稣看出来(呐,注意,他看出他们的心思。你瞧?),就说:“你们这小信的人,为什么因为没有饼彼此议论呢?
9你们还不明白吗?不记得那五个饼分给五千人,又收拾了多少篮子的零碎吗?“
95

换句话说,像这样:“如果你看见神行了一件神迹,那么他岂不能再行另一件吗?”瞧?看,换句话说,就像这样:如果他救你脱离罪恶的生活,他岂不能医好你的身体吗?当你还是罪人,他怎样提升你魂里的信心来信他,你不记得吗?他岂不能为你再行一些更大的事吗?他岂不能为你行出奇事或别的事吗?这五篮……他说:“要记得。”[太15:34;可8:7]

就像以色列人要过红海,神那样为他们开一条路,使红海那样分开,他们便走过去,上到了对岸[出14:22];他们没有水喝,就开始发怨言[出15:22-24;17:1-4]。对不对?他们一没有饭吃,就开始哀叫,“我们没有饭吃了。”[出16:2-3]瞧?神说,“你们不记得在红海所行的神迹吗?你们岂不是下去了吗?”当他们都来到红海岸边时,“哦,”他们说:“我们都要死了。现在埃及人追上我们了;他们来了,我们该怎么办?”[出14:11-12]
神说:“是谁以各样灾殃攻击埃及地的?是谁使歌珊地仍旧阳光普照的?”[出10:21-23]瞧?我们当记念这些事;记念神还是神。哈利路亚!不管怎样,他仍旧是神。他肯定能行一切的事。
96

Q-167[问题167]请你解释一下,《哥林多前书》12:27里的“基督的身体”和《启示录》21:9里的“基督的新妇”。在《启示录》这里,它是指属灵的新耶路撒冷吗?这是属灵上对教会的辨别吗?

不是。呐,让我看看,能不能快点先翻到这节经文,《哥林多前书》,《哥林多前书》12章,好的,第27节。
27你们就是基督的身子,并且各自作肢体。
然后,另一处经文在哪里?《启示录》21:9,《启示录》21章9节。好的,我们看。
9拿着七个金碗,盛满末后七灾的七位天使中,有一位来对我说:“你到这里来,我要将新妇,就是羔羊的妻,指给你看。”
97

是的,是基督的身体(瞧?),基督的身体为我们的罪裂开了,我们都从一位圣灵受洗,成了一个身体,并且互为肢体[林前12:13]。这个身体是哪来的?象征地说,我妻子是哪来的?夏娃是从哪里来的?从亚当的身体来的。她从亚当的肋旁被取出来。夏娃从亚当的肋旁被取出来。而基督……夏娃是亚当身体的一部分。亚当说:“她是我肉中的肉,骨中的骨,我要称她为女人。”[创2:21-23]瞧?

呐,基督的身体是从耶稣的身体里取出来的,因为我们是他的灵,他的肉和他的骨。瞧?因为我们重生进入他的身体。因为我们这地上的身体是属于他的,虽然生在罪中,但他已经赎回了。“在末日,神要叫它复活,我必永远活在那个身体里。”瞧?就是这样。是的。
98

呐,让我们看这最后一个问题。“它是指属灵的新耶路撒冷吗?”不,不。那是约翰所看见、由神那里从天而降的新耶路撒冷,但现在还不是教会的辨别。你瞧?在《启示录》21章,约翰所看见、从天而降的新耶路撒冷,好像新妇装饰整齐,等候丈夫.

呐,最后一个问题;我想都在这儿了。
99

Q-168[问题168]圣经说,万事都互相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那么,如果你爱神,而又回到世界,神会使你死在罪中,还是在取去你之前使你与他和好呢?

这位女士签了名,所以,我可以说是一位女士问的(瞧?),因为她签了名。是的,姐妹。只要你生来……呐,让我解释这点。看,我们每个人每天都会有几次暂时的或微小的倒退。我们都知道。我们大家都会犯错误;没有一个是已经完全了。只要我们还在这身体里,我们仍旧……不管人们力图想要说:“我已经成圣了;我可以亲吻这个妇女或做那件事。”他是在撒谎;他做不到。呐,就是这样。
我不要这样说:“主啊,让我看看我能走得多近。”而是说:“主啊,求你使我尽量远离罪。”瞧?尽量远离罪。记住,你仍旧是人。瞧?
100

但现在,你若犯了错,做了错事,你不是故意的。如果你是基督徒,是重生的基督徒,你不会有意去犯错误。你的目的等等是对的。但你若犯了错,就像她在这里说的,“你犯了错或做了错事,神会让你一直犯错,然后那样死掉,失丧了;还是会带你回来,与他自己和好呢?”他必带你回来。没错。他必带你回来。

可是,如果你做了什么错事,自己并没受到谴责,又继续那样去犯,不停止;记住,你从一开始就没有得救。没错。你还没有,你还没有得救;你只是装着要信;还没有得救。但如果你得救了,你就有一个不同的灵,有不同的性情。你是基督里新造的人,旧事已过[林后5:17],它们都死了,葬在没有记忆的海洋里。你瞧?
但因为你还活在这个世界上,到处都有为你而设的陷阱,但你行事为人,是定睛在基督身上。要记住,一个真基督徒,当你犯了错误,总是会很快回来与神和好的。
101

你看,在方舟里,神放出乌鸦,不,是挪亚放出乌鸦[创8:7]。呐,它是什么呢?是一只乌鸦。哦,是的。它跟鸽子呆在同一个棚架上。它们呆在同一个棚架上;后来,挪亚放出乌鸦,瞧,那只老乌鸦……我能想象到,整个水都发臭了,水面上浮着几百万具腐烂膨胀的尸体,还有马等各种动物,都死了。整个世界都毁灭了。就是这样,水面上漂浮着这些腐烂的尸体等等。挪亚放出鸽子,因为他想,他看到一点阳光了。他想知道大水退去了没有,所以就放出乌鸦。这只老乌鸦飞到死尸上面,“哦,真好,真不错。”看,在吃死尸的肉。为什么?这是它的本性。它是一只乌鸦。不管它与鸽子呆在一起多久;听过挪亚讲道多少次;与这只洁净的鸟呆在一起多久,它从一开始就是乌鸦。一旦它有机会露出本相,它就露出来了。

呐,当他放出鸽子后,鸽子飞了出去,可是,它受不了那种东西。它无处可去;找不到可以歇脚的地方,所以又回到方舟来。这就是了。
102

有时候,你会暂时被放开一下,看你会做什么,但如果你有鸽子的本性,你总会这样,你不会吃乌鸦所吃的。就是这样,它不会消化,就是这样。

你会去哪里?你会做什么呢?告诉我,如果你不是基督徒,你会做什么呢?告诉我,如果我不是基督徒,今早我会做什么呢?今早我母亲躺在医院里,病情严重,躺在那里昏迷不醒,我还能做什么呢?从我内心说,我还能站在台上讲道,继续做我所做的,好像一点都不在乎吗?因为我知道母亲已经得救了。瞧?我知道她得救了。我知道我所信的是谁,也深信他能保全我所交付他的,直到那日[提后1:12]。
103

我妈妈现在会做什么呢?呐,可能她一辈子都有美好的愿望,就是“某一天我要成为基督徒。”可是,现在她躺在那里昏迷不醒,怎么可能呢?她此时怎么可能成为基督徒呢?她的孩子还能做什么呢?

那天,我们带她去医院,医生给她滴葡萄糖。她体内仅有的东西就是葡萄糖。她不能吞咽,已经瘫痪了。她说:“比尔,有件事我要让你知道,”她谈到了我和站在那里的德罗丽斯,也谈到她孩子的事,还有我几个弟弟喝酒的事。
我说:“是的,他们让你很伤心。”
她说:“但是,比尔,做母亲的总会挂虑这些事。”她说:“但我已经得救了,”她又说:“我准备要走了。”
我说:“妈妈,你可以留给我们一所宫殿,从杰弗逊维尔一直延伸到尤蒂卡;你可以留给我们一千万美元,在你走后让我们为这些钱争个你死我活(结果只能是这个)。但是,妈妈,你留给我们人所能留下的最宝贵的财富,就是这保障,在河的另一边我们要再见到你。”没错。瞧?
104

你们得救了;我很高兴知道基督拯救了我们。但我们可能会退后;可能会犯错误;我们大家都会起起落落。但在你的魂里,你一做错了什么,瞧,你心里若感到有什么事错了,你会知道的。呐,这时你就得赶紧跳走。这时你要赶紧跳走。远离它。

呐,比如说,今天你到这里来,有人走到你面前,说:“嘿,人家告诉我,你也是个圣滚轮。”
很快地,撒但就说:“给他一巴掌。”瞧?
“我不知道圣滚轮是什么样的;我是个基督徒。”瞧?所以,你对付恶,总要以善报恶。记住,现在记住这点,记住这点,你若以善报恶,恶就不能在善面前站立得住。它站立不住。
105

呐,我是个宣教士,到过世界各地,遇到过各种邪恶的东西;各种通灵术、各种体系、各种拜魔鬼的,哦,你所能想到的,应有尽有。但我总是发现,正确永远战胜错误。

听着,不管夜晚有多么漆黑;它可能漆黑到你都可以摸到它;你这样伸出手来,连一点影儿也看不见。但最微弱的一点光也能驱散黑暗。肯定的,在死亡面前,生命所做的也是这样。在错误面前,正确所做的也是这样。在疑惑面前,信心所做的也是这样。它把疑惑驱散了。
106

当太阳照射、带来它的祝福以后,黑夜岂能再存留呢?黑夜跑哪里去了?不再有了。黑夜到底怎么啦?十二小时前这个会堂里的黑暗跑哪里去了?躲藏在这墙里面的黑暗跑到哪里去了?它不再有了,消失了。为什么?光照进来了。光一照进来,黑暗就得走了。是的,先生。

107

你看那些在黑暗里瞎窜的小虫子,像蟑螂、甲虫和各种臭虫等。阳光一照或灯一照,你注意看,它们就赶紧往黑暗里钻。福音也是这样。当福音的光照出来后,那些想说你是圣滚轮的人会怎么样呢?当这光照出来后,那些取笑你的人会怎么样呢?他们会拼命地冲向黑暗里,因为他们是黑夜之子。但白昼之子却行在光明中[帖前5:5-8]。

所以,靠着神的恩典,我们成为光明之子。所以,当光照出来后,我们感谢神,睁开眼睛行事,仰望那些肉眼不能看见的事。因为信是所望之事的实底,是未见之事的确据[来11:1]。阿们!我爱这点。
108

我没有时间再讲我准备的简短讲道了,因为我们还要为病人祷告。

多少人爱主?阿们!呐,我们已经答完这些问题,其中有些是尖锐的,等等,所回答的可能……可能我没有答得很好,因为没有时间好好查考经文。如果有时间,我就会把经文都写在纸上。但我希望大家都满意。要是不满意,那么,再把问题写给我。如果你觉得还答得不够完整,让我再花点时间查考它。
109

谢谢你们留下来。呐,待会儿我们就要叫祷告队列。在叫之前,让我们现在换一下气氛;刚才回答问题时,一个这样回答,一个这样相信,一个那样相信。你看,回答问题时,有时会比较尖锐;所以现在让我们唱歌,敬拜主。

我爱他,我爱他,因为他先爱我,
为我付出救恩赎价,在各各他。
呐,我们再来唱一遍,请大家现在跟你周围的人握握手。
我爱他,我爱他,因为他先爱我,
为我付出救恩赎价,在各各他。
呐,让我们这样向主举起手。
我(请闭上眼睛)爱他,我爱他,因为他先爱我,
为我付出救恩赎价,在各各他。
110

我们的天父,我们爱你,主;我相信这小群人也爱你。我们来到永生神的家,一个小会堂;不是这会堂,而是住在这会堂里的神。就像在我自己这个衰老的身体里一样,有一天它会倒下去,但那住在里面的人却不会倒下去,因为有神的大能扶持他。

今早,我们敬拜神的这个旧会堂,不管我们怎样修缮它,总有一天会倒塌的;但那位住在这会堂里的神是永恒的。父啊,现在我们来到你面前,向你献上感谢和赞美。
说到人们心里所存的这些问题,我们看到,他们不知道该这样做还是那样做。父啊,我相信,在每位基督徒温柔的心里,答案会以某种方式使他们明白真理是什么。主啊,求你应允。如果我错了,请赦免我。我不是有意要错;因为他们是你的儿女,才问这些问题。父啊,我想把所知道的都讲给他们听,就像你正站在这里,要照着我所说的判断我一样。
111

主啊,现在我们就要面对这些病人。呐,从圣经里我们知道,只有信是得着了,才能得着。父啊,我们记得有一次,耶稣还在世上时,有个叙利腓尼基族妇人来找他,说:“主啊,可怜我的女儿吧!因为她被鬼害得甚苦。”

我们听到主这样说:“不好拿儿女的饼丢给狗吃。”
哦,神啊,这看起来简直是个断然的拒绝,不但如此,还叫她是狗。但那妇人听了没有发怒,反倒甜美而谦卑地说:“主啊,你说的没错。”因为这是事实。她说:“主啊,不错。但是狗也吃主人桌上掉下来的碎渣儿。”这事就这样成了。她愿意吃儿女桌上掉下来的碎渣儿。神啊,这也是我们现在的态度。你要怎样待我们,我们都愿意接受。父啊,我们在你手中。
112

我很高兴地知道,旧约中那位显示异象、赐下神迹奇事的神,今天仍然活着。他们渴望去到的那个天堂,靠着神的恩典,有一天我们也要去;因为同样这位神,在我们中间显明他自己仍然是同一位神。

父啊,今早在我们当中,有患病和缺乏的人。他们将要从祷告队列里经过。愿他们上来,不要说:“瞧,我不相信你能帮我什么忙。我……”主啊,愿他们不是那样的态度;愿他们过来时,牢记神所说过的,“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可16:17-18]你应许过了,你这样说过了。
愿他们带着圣洁敬畏的心来,相信一做完祷告,手一按在他们身上,愿圣灵就临到他们,就像那位问这问题的亲爱姐妹所说的,“在主的同在中,圣灵带来如此强烈的洗,几乎要将她这肉身的人击倒。”
愿今早来这里的每个人都尝到那种果效。主啊,求你应允。愿他们都得医治。愿他们来,都知道,毫无疑惑地知道,你已经应许了,你也不说谎。当光一照出来后,黑暗和疑惑就逃跑了。父啊,求你应允。现在我们要为他们祷告,把他们交托给你,奉耶稣的名。阿们!
113

现在,需要祷告的人从这边先来,顺着会堂这边排成一队,请泰迪为我们弹“至大医生,现今可近”。过来吧,你们后面的,还有这里的。

至大医生,现今可近……
114

内维尔弟兄……一直往前走,排成一队。我们就站在这里。全教会都来祷告。内维尔弟兄和我一同站在这里,他为你们抹油[雅5:14],我要按手在病人身上。呐,现在大家都祷告。

呐,现在我们要怎么做?我们要过来,为病人抹油,为他们祷告。呐,让我引这段经文给你们,“你们中间有病了的呢,他就该请教会的长老们来,他们要为他抹油并为他祷告。出于信心的祈祷要救那病人,主必叫他起来;所以你们要彼此认罪,互相代求,使你们得医治。”
呐,剩下在这一边的,如果你们愿意,等你们一到那边,到那儿,那个过道,你们就赶紧排到后面。呐,这个教会的长老会为你们抹油,祷告。我也祷告,按手在病人身上。呐,记住,朋友,你们站在祷告队列里的,现在是证明你能为你所信之事站稳的时刻了。你一定会好的。
我全心地相信,那支撑我妈妈这么久的,而且她已经是老人了,就是因为我相信。除非神告诉我,说她要死了,但除非他告诉我,否则我还是要相信她不会死。呐,我知道她一定是要走的,而且她也到了要走的年龄了,她也想走了,要走了。但我还是相信神会告诉我的。我相信他一定会告诉我的。他也许不,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他是不是一定会,但我只是相信他会的。但直到现在,对这事神什么也没有说。我相信。如果你……
115

我没有把神告诉我的所有东西都告诉你们,你们知道的。呐,昨天我在一个地方,我看到一个异象,准确地知道要做什么。神知道这是真的,我跟两、三个人坐在一起。一个半小时后,[原注:磁带空白。]我看到这事准确地发生了,一字不差地照着那样发生了。当时我站在那里,全身颤抖,思想着。瞧?我说:“也许我应该告诉他们,必定会那样发生。”但我说:“那么,就随它去吧。”瞧?

每天都在发生。瞧?什么事必定会发生,我就随它去。神知道这是真的。瞧?什么事必定要发生的,我只是讲出来,说给人听。什么东西会显给我看,说:“只要照这样去说这话,这事就必在这里发生。”然后我就说:“那么,让它那样成就吧!”接着我观看,那事就发生在这里了。瞧?是的。
瞧,如果神能够使物质和材料等没有生命的东西运行到他的话里,只因为我们已经说出了;他岂不更能使你和我,与我联在一起,一同运行到他的话里吗?你们与我在一起;你们这些病人都是我的弟兄姐妹。如果我们这样说:“愿神的大能医治这个人,”瞧,医治肯定会发生。呐,那种材料无法说:“不,我不信。”它会照所说的成就。但你会说:“可是,我不敢肯定。”这样,医治就不会发生。瞧?但如果你一直往前,呆在队列里,心里这样想,“我必定会得医治。”你就必得医治。你相信这点吗?
116

现在,我们一起祷告。我们的天父,我按手在这年轻妇女身上,这位站在这里的年轻母亲,患了很重的感冒,愿……[原注:磁带空白。]

所以,我祈求你医治这些手帕要放在他们身上的那些病人。求你应允他们的请求。我奉耶稣基督的名这样祈求。阿们!
117

我深深地感谢你们留在这里,一直衷心地留在这里,像这样在教堂里等候,我们一边……但我真不知道还有什么地方比在这个教堂里更好的,你们说呢?我不知道还有更好的地方。由于现在有神与我们同在,我们得到多大的安慰啊!

我们再等一下,让我们思想一下他是多么伟大,他为我们行了何等的事。没有他,我们还能做什么呢?我们已经见过他,他藉着异象告诉我们的,没有一样……他赐给我很多异象。今早,我要问你们一个问题,你们曾见过哪一件他没有成就的事呢?完全照着他说他要做的,及时地成就了。因为他是神;因为他是我们的父。他爱我们。无论他的天堂在哪里,我们都知道,总有一天我们必定要到那里去。我们知道现在他就在这里。我们意识到了。
118

我们仰望看不见的事[来11:27;罗4:17]。呐,你们许多人接受过祷告,瞧?但我们拒绝任何与神所应许的话相反的症状。瞧?基督徒并不看……你并不是用眼睛去看东西。你知道这点。你不是用眼睛去看。你是用心去看。瞧?“看”意味着“明白”。你是用心去明白的。因此,我们仰望眼睛不能看见的东西。瞧?基督徒所承认的一切,基督信仰的全副军装都是以此为根基的。我们仰望那不能看见的事,因为亚伯拉罕所信的,是那使无变为有的神[罗4:17]。因为他信神。瞧?

呐,我们现在该怎么做?呐,如果你已经那样接受代祷了,那么神已应许要医治你。即使现在你一点也没觉得什么不同,但他决不会……这根本不是靠感觉的。瞧?我们无论如何也相信。
119

但愿你们能知道,两个小时前我到台上时,我想我简直无法撑到聚会的一半。我真是累极了,疲惫不堪,觉得好像得了流感似的;但现在我觉得好多了,因为我说:“我要对神负责。我相信神。”我必须与它争战。我妻子在那里,可以告诉你这件事;今早我竭力要来这里聚会,但我的喉咙很沙哑,等等。我说:“我怎么能去聚会呢?”但老实说,我现在觉得很好了。我相信,我可以拿这题目继续讲,因为我觉得好多了。

但你看,因为你必须仰望那些眼睛看不见的东西。你是用心去看它;你相信它,你指着那些没有看见的东西作见证,见证你所信的东西,因为这就是信心。“信是所望之事的实底,是未见之事的确据。”
120

我注意到,今早有位基督徒青年一直坐在我前面。我知道这人所作的一个决定。我确实很欣赏。我不想说出他是谁,但我很欣赏这个基督徒所作的决定;不管是对同工、朋友、父母,不管是对谁,他们都渴望对基督保持忠心。瞧?

这就是你赢得所爱之人的办法,就是要对他忠心。忠心是你赢得所爱之人的办法。要持守你所坚信的。要肯定你与神和好了,然后永远保持那样。要一直保持那样。如果你一直保持那样,就没有什么能使你离开他[罗8:35-39]。
121

呐,我们大家都会犯错误。要记住,当你们彼此看对方时,不要看别人的错误。看,不要那样做。记住,因为你也会犯错误。你要仰望正在引导那人的基督。如果他们需要帮助,你就为他们祷告。这就是我们能够彼此相处的方法:祷告。瞧?记住,如果你能在那种困境中为别人祷告,神就必在你为别人祷告的时候尊重你,医治你。没错。基督信仰正是以此为根基的,要彼此帮助、彼此服侍、彼此善待、彼此理解。呐,如果你看到邻居的错误,看到他们在哪里犯了错,不要同他们一起犯错,要为他们祷告,一直祷告,神会理解你做的。他会让一切都顺利的。

122

呐,我正希望,如果是主的旨意,我想,比利已经搞出一套办法,他寄给每人一张卡片。如果我妈妈这星期身体能好过来;按目前所知道的那样,我们还不太肯定,但如果妈妈这星期能好过来,没什么事,下个星期天我要传讲一个福音的信息。如果我们这里宝贵的牧师没有意见的话。我们盼望,如果能来,你们再回来。如果能来,我们会很高兴你们来的。

你们全心爱他吗?他不是很美妙吗?要是没有他,我们还能做什么呢?呐,你还能做什么呢?你能告诉我世界上还有什么更伟大的吗?如果你能告诉我什么东西比这更伟大,那么我就把所得的变卖掉,去得到你告诉我的比这更伟大的东西。是的,先生。这是我所知道的最伟大的事,就是确实地知道我们已经得救;知道正是这位创造天地的神降卑自己,下来并住在我们中间,为我们行事。
123

呐,在这里,我们就知道我们是对还是错,瞧?因为神起初做在过去那些基督徒身上的事,正是这教会、正是这种运行、圣灵的运行方式,以及魔鬼攻击他们的方式,他们忍受的方式;同样这些事也发生在这里,有同样的神迹、同样的异能;同一位神,他那绝无错谬的证据。

告诉我;用科学的字眼,用科学的方法告诉我,人怎么可能在事情未发生的几年或一段时间之前,在事情发生之前,预言那件事呢?指给我看,这种能力在哪里?在事发前就预先知道了。告诉我,人类的头脑怎能回到以往去看你想看的事呢?告诉我,你能用什么方法去看见并预言那些事,而它们都照所说的发生了。瞧?这是不可能的。
124

所以,他就是神。看,他就是神。因为他是神;因着他的恩典,他下来与我们住在一起,就如他与过去那些人同住一样,他们预言这些事,每件事都照所说的那样发生了。现在,同一位神与我们同在,预言并显明了与他过去所行的完全一样的事。所以,我们应当大大欢喜,像那样在云里跳来跳去,几乎要走过太空,因为我们知道。我们知道,我们已经出死入生了[约5:24];我们知道,我们拥有了救恩;我们知道,我们是基督徒;我们也知道,我们要去天堂,因为神已经应许了,并且他在这里以我们能看见他的方式运行在我们中间。

125

我们看见他。我如何看见他呢?当我看见你们的时候。你们看见他在我里面;我看见他在你们里面。看,我看见他为你们所做的事。呐,在这里我看见他将道启示给我。你说:“你怎能在我里面看见他呢?”瞧,你看,他在这里将道启示给我。我在那边看见这道,他又把这道赐给你们,而你们也持守了。瞧?然后,你回头看,你说:“他怎么样?那事怎么发生呢?”然后,你回来,发现正是那样。瞧?所以,你在我里面看见了他;我在你们里面看见了他。

我们在日出中能看见他;在日落中能看见他;在花儿中能看见他。我们能看见他……到处我们都能看见他,因为我们已经越过了受地球状态束缚的较低级的形质,进入了神荣耀的高级的形质;所以,我们能看见他的荣美。
几天前,我开始了这趟旅行,上了阿拉斯加的高速公路;当我前往打猎的途中,在那边,我想知道,“为什么?为什么?”我注意到,神是那么真实!呐,到处都有病人,但神仍然知道。
126

呐,明天我可能会离开,坐在后面的罗伊弟兄,我们大家,我们打算明天离开,去科罗拉多,因为每年秋天我们都去打猎。我是聚会完回来的,要走,但走不了,因为妈妈病情很重。

呐,要仰望圣灵的恩慈。很早以前神就知道这事了。所以他没有让我去,而是把我掉转头,赐给我一个异象,差我到那里去,给我一次打猎旅行,这样我就去不了科罗拉多,(瞧?)因为异象中的那些动物不在科罗拉多。神把我掉转头,藉着异象告诉我,让我知道那个,知道他不让我到科罗拉多去打猎旅行。所说的神的良善和怜悯就是这样。那么为什么呢?因为很久以前,他就知道我母亲会患这重病。他早就知道我母亲会住院。如果他许可的话,那么他就会因着某个美好的旨意而行我所不知道的事。但我知道,万事都互相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罗8:28]。
教会啊,要是我们能偶尔停下来,看看我们的神……让自己停下来,远离你的消沉,在神圣灵的同在中静静地站一会儿,你就能看见他在各处运行。看见他有多么良善吗?
127

呐,妈妈躺在那里,我不知道她会怎样。当她中风后,主为什么没有接她去呢?为什么她没有在那时离世呢?你看,主事先就知道了,他知道我答应要……我正要出门去科罗拉多,他知道我喜欢去那样的森林,但他把我掉转头,给我一个更美的旅行,差我到那里去;告诉我,我会打到什么动物等别的事。甚至在我离开前,就告诉我,那些人穿什么衣服,我们要做什么事,所有这一切事。然后我过来告诉你们。然后有人上那里去,看到事情发生了,就返回来,果然那样发生了。完全一样,看,神知道我妈妈会住院,知道她这个时候身体会垮;我就不能再到别处打猎了。瞧?我们不会明白的。那时,我自己也不明白。但如果你将自己交托给他,注视他,他就引导你,凡事都恰到好处。瞧?他使凡事都有好结局,一步一步地带领。

128

那一天,我站在一位年轻传道人身边,他做了一些梦,把他的梦讲给我听。当梦的讲解临到时,我们都站在那里,比利,我和这位传道人,站在一起。就是这样。瞧,这件事太完美了。那人站在那里,极其敬畏,他看到圣灵准确地揭开那些事,把他直接带回来,并在路上给他显明了那事要发生的地点,完全一样。哦,我告诉你,他就是神。他住在……他就是神。

129

你们这么多人作出了牺牲。你们撇下男友或女友,撇下家庭,等等;你们许多人不得不从同伴和朋友堆里出来,等等;从认识多年的老朋友中出来,行在主的道上。我为此赞赏你们。我想,能那样做真是奇妙。呐,因为你看见了福音的光,它就是真理,你就行在那光中。无论你做什么,小子们,无论做什么,无论去哪里,要远避恶事,跟从基督。只要你还活着,就持守在那条路上。不要离开那里,肯定有美好的赏赐。它就是永生。

130

我看见妈妈苏醒了一会儿,我就说:“妈妈,妈妈,你能听到我吗?”有时,她一直躺在那里,没有回答。过一会儿,她说:“嗯。”那样摇摇头。我说:“你……”那天晚上,我说:“妈妈,你知道是我吗?”她不知道是我。我说:“你知道是谁站在这儿吗?”不,她不知道是谁。我说:“妈妈,你知道耶稣吗?”哦,瞧!她可能会忘记自己的孩子,但她不会忘记耶稣。就是这样。哦,弟兄。

要等到你家里人遇到了这种情况,你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你瞧?认识主就是生命[约17:3]。认识他就带来满足,因为知道当生命之路跑完后,我们在天那边已经有一个家了。那家怎么样,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如何告诉你那个家怎么样,因为我自己也不知道。但我知道,靠着神的恩典,有一天我们要到那里去。
131

请这星期为我祷告。我正需要。呐,你们为我祷告,我也为你们祷告。主若愿意,若是愿意,我们下星期天再见。记住今晚的聚会。如果今晚我不用去医院陪着妈妈,可能会来或什么的;今晚我可能回来跟你们在一起。

现在,请我们宝贵的牧师内维尔弟兄上来这里。我实在很……你知道,这里没有别人,都是家里的老乡。我们大家在一起,都称为家里的老乡。我很欣赏内维尔弟兄在福音真理上站稳了。我欣赏他在会众面前的忠心和诚实。那一天,他正在说话,我以前从没留意过这点,当他受圣灵感动发出预言时,他称我是先知,在圣灵感动下说的。所以,那不是他本人那样叫我的,而是圣灵说的。所以,这给我勇气和信心往前进,更深更高地与神同行。我感激你,内维尔弟兄。神永远祝福你。愿神与你们同在,直到我们再相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