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1001M 我们理当尽诸般的义

1

来到主的家总是一份荣幸。我一生从未看到有哪一次我为来到主的家而后悔的。那是一个……但我想今早却是我来得最艰难的一次。是的,没错。对生活中所发生的一些事,我们知道,我们必须要去面对。我们必须记住,它会临到所有的人。

今早我们非常感恩,我真是感恩,我知道我的弟弟妹妹们也非常感激神,因为知道我们的妈妈得救了。
2

她老了,我们期待这事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因为她是许多孩子的妈妈,她耗尽了她的生命。在我妈妈的那个年代,他们没有我们现在所拥有的东西,在母亲生孩子之后来照顾她们。或许妈妈早上生了一个孩子,下午就得起床洗衣服。现在她们要在医院里躺几天,有各种的药物,那是……我们为那些能帮助这些母亲和所有人的东西而感激神。

3

她现在是非常地非常地临近死亡了。我……[原注:伯兰罕弟兄抽泣。]那真是……今早这真的是有点艰难,但是我答应过要来这里。我……

现在我不能说妈妈要走了;我经常这样说到异象,许多人是见证人。我说:“如果我自己的妈妈正躺着,快死了,注视着我的脸,说:’比利,什么会临到我?’”我说:“除非神告诉,不然我不知道。我说不来。”这事真的要临到了。如果妈妈要走了,神肯定是把这事作为一个秘密向我隐藏了。
我父亲去世之前,我看见了他要去世的异象。当我还是罪人时,我看见了我的弟弟,第一个弟弟,他去世了。霍华德。在他去世前两三年,我把他要去世的事都告诉了你们。
但是妈妈,神没有对我说一个字。她是否会去世,这事是我们不知道的。虽然我们有……医生说过他看不出妈妈如何能活过上个星期天。她的身体相当糟糕。然而当我……
4

大约一个月前,就像我对布罗伊太太做的;我总是想检查人们,要知道他们临近终点时,看看他们是如何站立的。我们必须对这点确定。我们不想只是说:“瞧,或许是没事的。”我们要确定那是对的。

一天早上,我跟妈妈有一段很长的谈话。她说:“比利,我已经活过了我该活的年岁。”她说:“我没有什么可以为之而活的了。”她说:“我该走了。我宁愿走,去跟爸爸和已经在那边的其他孩子同在,因为我经常看见你们。”
5

当她被抬到救护车里,送到医院打葡萄糖……因为她什么也不能吃,他们必须通过静脉给她打葡萄糖。我对她说,当我们把她抬到救护车上,我说:“妈妈,一切都会好的。”

她说:“我渴望离开。”
我说:“妈妈,如果你在地上给我留下一笔一亿美元的财富,给我们孩子们,或者你留给我们一座房子,从这城延伸到那城,都没有什么能比得上你留给我们的见证:’我准备好要走了。’”知道这点就是钱财也买不到的财富。
所以,面对这个,我坦然无惧地站立,相信我所传讲的这些事。这对我妈妈仍然有效,对别人的妈妈也仍然有效,对我们所有的人都仍然有效。我不能说:“神啊,不要带走她。”因为我知道她的魂一离开这个必死的身体,就有另一个正在等候。她离开这里的几分钟之后,她又将成为一个年轻女子。
6

你们有没有注意到一个小婴儿,当他出生时,他的小肌肉扭动,抽动?但当他生到世上,他接受了一个灵,于是成了一个活的魂。当这魂从那个小身体里一出去,就有另一个正在等候了。瞧?因为,首先,神造了魂和灵,它去到身体里。当我们离世时,我们只是改变住的地方,去另一个住处。“我们这地上的帐棚若拆毁了,有一个已经在等候了。”所以那是我们的安慰。

7

让我们祷告。我们荣耀的天父,在这极为需要的时候,若不是转向你,我们能做什么呢?但我们的盼望要单单建造在耶稣的宝血和公义上。我们非常高兴地知道河的彼岸还有一片土地,当你使我们在地上的日子结束后,我们只是改变我们的住处,到彼岸那荣耀的地上,那里没有疾病和心痛,也没有死亡和离别。我们要永远与你和我们的亲人同在。所以,我们为今天在我们心里的这个荣耀盼望而感谢你。

主啊,今早我过来看起来真是很难,不是因为要事奉你,而是知道我紧张,不知道我今早怎么能对教会传讲这个信息,也就是我感到你放在我心上的。敌人用这个带着我不断地绕来绕去。但我奉你的名把这信息一直带到讲台上。我将自己和信息以及所有的事都交托在你的手里,知道你足能把它带给每一颗心,并供应我们所需要的一切。我们现在把这一切和我们自己都交给你,来事奉你;让我的嘴唇做你的话筒,耳朵做你的听筒。主啊,祝福我们。
8

愿其他作妈妈、爸爸的,和那些将来会成为的,如果世界还存留,愿他们做好预备并且知道,有一天他们也必走到妈妈已经到达的这个时刻。神啊,我祈求他们今天做好准备,因为世上再也没有其他的事是重要的了。钱买不到,名望也不能支撑,什么也帮不了,只有神能,且惟独神能。我们握住他不变的手,知道他说过:“义人的脚步被耶和华立定。”我们在今生所受的这一点苦难,将是那样的微不足道,正如诗人所表达的,“当我们到达道路的终点时,旅途的劳苦就算不得什么了。”

主啊,帮助我们朝着从上面召我们的标竿直奔,知道有一天在伟大的彼岸,不久以后我们将在甜美中相会。现在求你祝福你的道。祝福你的仆人们,在这里的每一个神的孩子,愿他们的心今早得到温暖和搅动。父啊,我自己也需要这个。我祈求你应允这一切的事,奉主耶稣基督的名。阿们!
9

呐,我注意到这里有一堆手帕。等一会儿我就会处理它们。

我从一次旅行回来,我同一个人到靠近阿拉斯加的地方打猎旅行。你知道,这个季节,一年的秋天,是我分别出来的季节,去恢复自己,为摆在前面的聚会季节做好准备。
10

我不是很刚强,嗯,我是说我的神经。我的神经系统非常糟糕。我晓得需要那种的系统来完成主赐给我的事工。在地上,你不可能拥有的每一样东西都是很好的。在身体上,我为有一个强壮的身体非常感谢神。但我的神经系统,因为你总是处在自然与超自然的分界线上,这简直把你撕成碎片了。我从来不想要坐下来向我的会众解释那个,因为他们明白不了。因为,我自己也不明白。甚至医生们检查了我,做了一下神经检测,说他们从未看到像那样的事,瞧?从一个地方移动,一下子就直接去到了另一个地方。我不明白他们的科学研究,他们做了什么,他们行事的方式。但我知道,一天当基督抓住了我的时候,我身上发生了一件事,我改变了。

11

我只是想说说这点;这可能会给我力量。似乎今早要讲的是一件很古怪的事。在进入我的信息之前,为了稍微平静一下我自己,我想说,当我通知要来这里时,我不知道妈妈要生病。

我也通知了今晚的聚会。若神愿意,我们要……今晚我会在这里讲道,若是牧师没意见的话。[原注:内维尔弟兄说:“可以,先生。”]今晚我要传讲:“保惠师来了。”那是今晚的聚会。我们今晚在这里有圣餐聚会。热诚欢迎所有的人今天晚上来,与我们一同领圣餐,听信息。
12

那是去年春天,我北上到阿拉斯加,或靠近阿拉斯加的英属哥伦比亚参加聚会,主给了我们一段非常美好的时光。我一直喜欢野外。

你们后面的听得见我讲吗?如果后面的听得见,请举手。
我一直喜欢野外。如果谁知道我们的家庭,就知道……现在,我妈妈在医院快要死了,她的妈妈是印第安人。我悔改归主并没有改变这点,我喜欢野外,我很高兴,因为那是我能看到神的地方。我出去并不是为了打猎的,而是去单独与神在一起。我一个人去打猎。
13

当我北上到那里时,我遇见了几个非常好的向导。那是加拿大等几个地方的人;在你进入到旷野之前,狩猎委员会给你指派一位向导。那位向导必须跟你在一起。

我遇见了一位非常好的基督徒弟兄,年轻的五旬节派信徒,是加拿大一位著名的向导。他妻子是个荣耀、得救的妇人。他将近四十岁,他们有五个小孩,小男孩,从十八岁一直到两岁左右。沿阿尔坎公路五百英里的大片地区都交给了他,作为他的向导区域。
14

在山里有一些不想迁移出去的印第安人,他们非常傲慢,树起一个牌子:“如果你进到这里来,将会流血。”然而,我们骑马经过了那里,也回来了,因为我想跟那些印第安人交谈。毕竟,那片地在属于我们之前,原是他们的,你们都知道。去年春天我跟他们度过了一段美好的时光,给他们讲了主耶稣。

一个老人,部落的老前辈,将近一百岁了。他把他的……我能明白为什么他不想走。他们把自己的死人葬在一根原木里,把那根原木悬挂在树上。他们有两个孩子葬在那里。当然他不想离开。我能明白为什么他不想离开。保留地,加拿大政府,加拿大官方说:“如果他们变傲慢了,就可以将他们驱除出那里,叫他们走。”嗯,你不愿让他们那样做,因为他们的孩子挂在树上。
15

所以,然而,河水冲下来,切断了我们的路,我们无法回到那片区域,就是我们要去打灰熊的地方。这位索斯威克先生,是索斯威克,他是向导,他……我跟一位小传道人埃迪·彼是羔在一起。他的儿子……索斯威克先生有一个弟弟,大约在二十五到三十岁之间,被癫痫病折磨得非常厉害。

当时索斯威克先生成为基督徒才一年左右。以前他是一个牛仔,他们在生活上有点粗犷,你知道。但他成了基督徒,信了。他说:“伯兰罕弟兄,我读过了你的书。”他不断跟我暗示他得了癫痫病的弟弟。他说:“哦,巴不得我能带我的弟弟来见你。”瞧,你知道那会让你有什么样的感觉,你无能为力,什么也做不了,你可能奇怪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
16

在加拿大通常人们……你们出去旅行的人,知道备马的事。我喜欢马和动物。人们通常把缰绳系在马尾巴上,让马走成一条线,排成一条线。但在那里你不能这样做,因为是泥板岩层;你失去了一匹马,就可能失去了整群马。所以我们只得让它们走,把它们赶到路上。

我在最后面骑在一匹幼马背上,想要赶上离群的马,把他们赶回来。圣灵在他的恩典中降下来。我策马赶上去,骑马越过马群,到了索斯威克先生在前头带领的地方,穿过了树丛。我说:“巴德。”
他说:“是的,伯兰罕弟兄。”
我说:“你接受我的话吗?”
他说:“接受你所说的任何话。”
我说:“我有主如此说给你。”我说:“去从圣约翰堡叫你弟弟来(那是七、八百英里外),带他到这里的公路上来。”他住在一个简陋的旧棚屋里,有一个旧的便携火炉作炉子,他的孩子也住在那里。我说:“下一次他的癫痫病一发作,就从他背上扯下衬衫。我让你做一件事。把衬衫丢在火里,说:’我奉耶稣基督的名这样做。’”
他说:“我会这样做的。”
17

所以他去了,派人带了他弟弟来,带他来到那里。那天早上他必须跟某个自然保护的人一起出去。通常他弟弟每天要那样发作两三次,从小孩子时就这样发作。当他弟弟发作时,他妻子怕得要死,因为他弟弟变得很可怕,又是个非常强壮的年轻人。

巴德离开后,他就开始发作了。他妻子不是像平常那样,从窗子跳出去;她让孩子们挪开,径直跳过去跨在他身上,扯下他的衬衫,她是个圣灵充满的可爱妇人,她扯下他的衬衫,丢在火里,说:“我奉耶稣基督的名这样做。”从那以后他再也没有发作过。那是去年春天。
18

许多时候我知道这有点难。不明白的人说:“伯兰罕弟兄,为什么你要做打猎旅行呢?”瞧,他们完全不能明白。没有必要解释它。瞧?在那里你能得着在别的地方永远无法得着的人。

大约两个月前,也可能还没有那么久,一天早上我醒过来。我想我不确定。我告诉了教会的大多数人。在事情发生之前,这里有许多人听我讲过了。我在一个异象中看见,我看见一头庞大的动物,样子像鹿。它有又大又长的角。那是……我必须这样绕过岩石的一边,才能去到它那儿。那是一种非常出名的动物,是一种大型的做纪念品的动物。我看见有一个人身上穿着绿格子衬衫。接着在路上,我打中了这动物之后,我听见一个声音这样说:“那些角有四十二英寸长。”大约这样长。是一头大型动物。在回来的路上,我看见一头毛尖银灰色的巨大灰熊。
19

那是很出名的熊。灰熊家庭里有四种熊。第一种就是毛尖银灰色的,是很出名的。第二种就是当地人叫它是加低斯的熊,有圆圆耳朵的黑熊,是第二种。第三种是平常的灰熊,介于黑色与棕色之间,一种大型的熊。第四种是科迪亚克熊,只在科迪亚克岛和西阿拉斯加发现过,它是所有熊中最大型的动物,但它是灰熊。银灰色毛的是黑色的,白色……毛的顶端是银色的。它是很出名的熊,非常容易激动,脾气暴躁的熊。

我一枪打到了心脏,打中了这头熊,杀死了它。但人们怀疑,我用那么小的来复枪怎么能杀死得了它。我告诉了弟兄们。这里有多少人在事情发生之前就听我讲过了?请举手。瞧,当然,大多数人听过。瞧?
20

所以,后来阿根布赖特先生打电话给我,要我去阿拉斯加。瞧,我没有去阿拉斯加,而是我觉得有带领回到北方那里,上去跟巴德一起旅行,因为我答应了他。

当我到达那里,我把主说的这些事告诉了他妻子和周围所有的人。我说:“现在,你们所有的人谁有绿格子衬衫?”没有人有。“瞧,”我说:“那必定是我要做的另一次旅行。但主必将在某处把它赐给我,绝对是的。”所以我说:“我本以为可能是这次旅行。”
21

瞧,我们就上路,开始旅行。第一天,我们向上越过了树林的边界,我们骑马去到了没有树的冰川那里。次日,我们打到了一些猎物,我们发现了许多羊角卷曲几乎成圆形的野绵羊,但那还是不对。

你讲到交通,我们每个人都是五旬节的,拥有圣灵。我们度过了很美好的一段时光,看到了那些色彩的改变,那些山,并去到很远的、只有神住的地方。过得太愉快了,我们直到凌晨一点才上床睡觉,不断地赞美神,有一段荣耀的时光。
22

次日,我们出发了。往后面走了大约六英里,到了冰川后面,我们发现了一些大公羊。我说:“瞧,我们该回去了,明天早上天一亮我们就再上路。”

于是第二天拂晓前我们出发了,到九点时我们上到了我们以前在冰川中所看到的地方。
但在上去的路上,我看见了第一头野生的驯鹿。以前我从未见过。我在拉普兰等地方看见过驯养的驯鹿,但不是北美驯鹿,那不是……北美驯鹿是当地人的叫法,也就是驯鹿。通常它们的角是平板的,就像这样,一个伸到鼻子前面,角的顶端像面板一样;大角是弯曲的,又是像面板一样,有差不多这么宽。
巴德对我说:“可能……”
我说:“不,不。”我说:“那不是北美驯鹿,因为它没有那样的角。”那天早上,往上走,我看到了母鹿和幼鹿。我们去到一边,我发现了一头年轻的公鹿在跑。
23

埃迪弟兄想要喂养印第安人,他是那里的宣教士。他是个好人,出自一个可爱的家庭,妻子也出自一个有名望的家庭。他们的手臂被跳蚤咬得体无完肤,很疼,他们跟印第安人住在一起,他们去到那里想把基督带给印第安人。需要恩典才能那么做;在那里靠花生酱和糖浆生活,睡在那些小棚屋里,臭虫、跳蚤等等像那样把他们咬得体无完肤,就是为了传扬耶稣基督的福音。

所以埃迪弟兄绕过山包。当我看到那被白雪覆盖的大山时,我带着敬畏在那里坐了两个小时。我想:“主神啊,让我在千禧年期间就生活在这里。”从山上放眼望去,尽都是黄色的杨树和红色的矮树丛,一切都跟被白雪覆盖的大山融为一体,倒映在湖里。那里真的有一些东西,你坐在那里只能不断地哭喊,因为惟独神才能画出那个。没有别的东西能做到。瞧?
我坐在那里,刚好想起:“瞧,我不知道埃迪弟兄现在怎么样了?”
24

我去到巴德弟兄那里,他也坐在那里喜乐了大约两个小时。我们起来,我看见埃迪的电影摄影机就放在那上面。在那些山顶上,只有驯鹿苔藓,就是苔藓,它长在树木不能生长的山上。

我注意到他往山下去了。他这样竖起手指,正在追踪这头年轻的公驯鹿。他射中了驯鹿。我们就把鹿清理好了,又回到山上。我下到低一点能取到水的地方。
25

我正在用望远镜四处观看。不知怎么的,离我大约两英里远,那里躺着我的猎物。我看见了它。我说:“那就是它。就是那头。”我说:“瞧这里,看看这岩石,我们必须从边上绕过去。”我说:“唯一的东西就是绿格子的……”我一看,埃迪身上就穿着一件绿格子的衬衫。

我说:“埃迪,我还以为你……”
他说:“伯兰罕弟兄,我没有……必定是我妻子把它放在那里的。”他说:“今早我穿了一件干净的衬衫,但我不知道……必定是我妻子把它放在那里的。”神从未让一件事失败过。他真是完美。他就穿着绿格子的衬衫。
26

向导说:“伯兰罕弟兄,我不知道你如何才能绕到它旁边。”

我说:“我不在乎它是不是有五十英里远,它是我的。”我说:“它属于我。”我们开始动身绕过那岩石,哦,那岩石很陡,正好绕到侧面。
我们到了那里,我打中了这头大驯鹿。它的角不是平板形的,而是长尖形的,我从未见过像这样的驯鹿。看到神是如何行事的吗?
所以我们告诉小伙子们沿溪谷下去,牵着马,驮上肉,当我们下去的时候与我们在山脚下相会。巴德弟兄四处观看,说:“如果伯兰罕弟兄的异象关于我害癫痫病的弟弟得医治的事是真的,他也一定会打到那头猎物,不管它是在哪里。”他说:“你们只要等我们;我们会带着鹿头下去的。”
27

所以当我们把皮都剥完了,皮和角等加一块大约是一百二十五磅;不是全身的皮,只是肩胛以上的皮。于是他说:“伯兰罕弟兄,我想问你一件事。”他说:“我几乎剥不了它的皮,”他和我两个人,一人一边。他说:“你说这些角有四十二英寸?”

我说:“是的,先生。”
他说:“在我看来好像有九十。”
我说:“是四十二。”
他说:“我在马鞍上的包里有一根卷尺。”
我说:“好的,你会看到它分毫不差的。”
他说:“照着你所告诉我的,从这里到我们要见到的那些小伙子,(就是那个穿绿格衬衫的小伙子),在这之间的什么地方,你将打到一头毛尖银灰色的灰熊。我从未见过一头,我一辈子都住在这些山里。”
我说:“但那是主如此说。”
28

他说:“你知道它在哪儿吗?”

我说:“不知道。但它就在这儿和那些小伙子们之间的某处。”我们可以看到他们就在下面的地方,大约三英里远,在树木分界线下面。我说:“我们一定会打到它的。”呐,那意味着什么。
他说:“一个半小时之内我们就会下到那里。你是要告诉我你要打到一头巨大的灰熊,毛尖银灰色的,就在这里和那些小伙子们之间的某个位置?”
我说:“那是照着主的话。”
他说:“主就在那里。”
于是我们把角绑好了,头上顶着,手拖着,开始往山下走,一直走到冰川那里。我们到达冰川时,太热了,我们不得不进入冰川里凉快一下。我们过了冰川,往下走,直到我们到了冰川以下有水流出来的地方,再往下走,开始去到了树林的边缘。我们就坐下来休息了一下。
我转过身来看,我说:“瞧,巴德。大约两英里外,好像有一头母牛。”
他戴上望远镜看,说:“伯兰罕弟兄,天啊,那是一头毛尖银灰色的熊。我看到它正在阳光下反光。”
我说:“就是它。”我说:“那我们上吧。”我们就那样做了:猎取了它。根据异象,天太晚了,当时来不及剥皮,我们不得不等到第二天。
29

我们打到灰熊后,回头往下走时,他说:“你说那些角……如果那些角是四十二英寸,伯兰罕弟兄,我就要晕倒了。”

我说:“你用不着晕倒。但它们有四十二英寸,它们就是这么长。”于是我们下到……
我想在异象中……你们刚才举手的弟兄姐妹,听过我在事情发生前就讲过了这事。我说那必定是比利·保罗。那是一个小伙子。你们都记得我说过那是只小手吗?但他的孩子也十八岁了,就跟比利·保罗那么大。瞧?
30

当我下到那里,埃迪穿着他的绿格子衬衫站在那里。我看见那只小手出现在那些角的周围,他走过去,拿来卷尺,把尺放在这里,那个小伙子就伸出手按住了。我说:“埃迪,你看那双小手放在角上。”当他像这样拉出卷尺,他看着我,嘴巴变得苍白,他说:“伯兰罕弟兄,瞧这里,刚刚好是四十二英寸。”

你可能会说:“伯兰罕弟兄,你为什么要在主日学上说这个呢?”
我说这事是为了这个原因。在旧约里,那些古时的圣人先知,他们敬拜天上的神,就是向他们显出异象的神。他们爱那藉着恩典来爱他们的神。他们渴望在某处的一座城。在他们里面有某样东西……他们离开家乡,成了客旅,因为他们寻求在某处的一座城。他们所说出的事就是今天我们所看到正在发生的事。
31

那同一位爱他们,藉着恩典为他们做了那些事的神,也是我们今早在这帐棚事奉、做同样的事的神。在我们内心也有一个对那座城的渴望,就是他们已经去到的某个地方。藉着神的道和他大能的神迹,以同样的灵和同样的预言;他以前为他们所做的事,今天他也同样在为我们做。你们看到它得到了可靠的证实,证明这是神和神的真理。

所以,无论那座伟大的城在哪里,无论他们聚在哪里,我期待见到我那垂死的妈妈,你们所有的人去到那座城里,跟那些人在一起:亚伯拉罕、以撒、雅各、但以理、以赛亚和耶利米。因为同一位爱他们、给他们异象、把将来的事告诉他们的神,也是今天为我们做同样事的神,他是绝无错谬的真理。朋友,这是真理。
32

我们的天父,我们非常感恩。你让我们经历那些事的原因,主啊,我猜你是在鼓励我,知道将会有一个打击来到。我不知道,你知道。我知道我不再是个孩子。我不是过去那个抓着妈妈围裙的小男孩。我现在是个中年人了。但是,主啊,我多么爱你,我多么相信你。现在请赐给我们恩典,帮助我们教导你的道,使其他人能明白你,学习你和认识你。我们奉耶稣的名求。阿们!

33

作为今早的课程,我想我所要做的一切……瞧,今晚的事奉,守圣餐,洗脚等等,所有这些。我邀请你们留下来跟我们在一起。但作为我们今早的课程,让我们翻到圣经《马太福音》第3章,读一段经文。我要从《马太福音》第3章第10节读起。

34

我知道有许多人站着,我们不愿这样,但如果你们有人愿意不时地跟其他人换一下位置。我……对不起我占用了时间,但我……你们都明白。现在读经文……

10现在斧子已经放在树根上,凡不结好果子的树,就砍下来,丢在火里。11我是用水给你们施洗,叫你们悔改。但那在我以后来的,能力比我更大,我就是给他提鞋,也不配。他要用圣灵与火给你们施洗。12他手里拿着簸箕,要扬净他的场,把麦子收在仓里,把糠用不灭的火烧尽了。
13当下,耶稣从加利利来到约旦河,见了约翰,要受他的洗。14约翰想要拦住他,说:“我当受你的洗,你反倒上我这里来吗?”15耶稣回答说:“你暂且许我。因为我们理当这样尽诸般的义。”于是约翰许了他。
我想从15节的道中取一个题目。
你暂且许我。因为我们理当这样尽诸般的义。
35

我常常纳闷为什么拿撒勒人耶稣……许多时候人问起我这事:为什么像耶稣这样的人也要受洗?为什么这个人要经过受洗这么一个作为悔改和认罪的行为呢,而他就是永生神圣洁、毫无瑕疵、毫无玷污的儿子?为什么这个人要受洗,像一个人来……洗礼是紧接在认罪之后的。他不需要认罪,因为他是神。他不需要悔改,他是绝无错谬的神,那他,为什么他要受洗,就像他对悔改的人所要求的那样呢?“他在世界,世界也是藉着他造的,世界却不认识他。”[约1:10]为什么他要受洗呢?

36

你注意到前面所读的这段话吗?

因为我们理当这样尽诸般的义。
换句话说,“它必须要应验。所有神说过的话,都必须应验。”神不能说什么事,却不让这事成就。当神说出了话,它就是一件完成了的工作。当神说出来时,它就已经完成了。神从不说什么,直到他准备让事情那样成就,当他说出来时,事情就像已经发生了一样。
那岂不是给了我们一个根基,让我们今早把信心放在上面吗?当神说出话来,事情就已经完成了。对于他所赐给我们的应许又如何呢?他所说的一切,都是已经完成了的工作。所以,当我们把他的话接到我们心中,它就成就了,已经完成了。
37

为什么他要受洗呢(还没有回答问题)?许多人说:“嗯,他受洗,因为他是我们的榜样。”在某种情形、某些地方,那是真的。那是真的,但不完全是真的。

真理就是,他是原型,他是大祭司。大祭司在受膏之前,必须要被洗净。
38

我要给你们读一些经文,就一会儿,在《出埃及记》里。我想我记下的是在29节,哦,是29章。我要从29章4节读起。

4要使亚伦和他儿子到会幕门口来,用水洗身。5要给亚伦穿上内袍和以弗得的外袍,并以弗得,又带上胸牌,束上以弗得巧工织的带子。6把冠冕戴在他头上,将圣冠加在冠冕上,7就把膏油倒在他头上膏他。
39

瞧,大祭司亚伦,在他受膏之前,他必须要被水洗净。所以,耶稣,在他受膏成为我们的大祭司之前,他必须要被水洗净。

但是,不是把膏油倒在他头上膏他,像亚伦被油膏抹一样;他是被圣灵恩膏。“约翰作见证,看见神的灵仿佛鸽子降下,落在他身上,一个声音说:’这是我的爱子,我喜悦住在他里面。’”所以圣经这样说:“耶稣被圣灵恩膏,到处去做善事。”瞧,他是被膏的。
40

在他受膏之前,他必须尽诸般的义。瞧,在恩膏临到他身上之前,他必须要被水洗净。

今天这非常完美地预表了我们。作为神的祭司,我们必须先受洗,承认自己的罪,奉耶稣基督的名受洗,洗去你的罪;然后你就必领受恩膏,圣灵的恩赐。瞧?先洗净,然后为了事奉而受膏。传道人若没有先奉耶稣基督的名受洗,就不可以上讲台。因为只有……赦罪只有奉耶稣基督的名,天下人间没有赐下别的名。“必须奉他的名教导悔改、赦罪的道,从耶路撒冷起。”那是圣灵最早降临和恩膏的地方。所以,一个传道人或任何信徒必须先奉耶稣基督的名洗去他的罪,然后被圣灵恩膏为神带出见证。
41

基督是神的见证,因为神在基督里,使世人与自己和好。他说:“约翰,你暂且这样行。”

是的。换句话说,“约翰,你是个有能力的人,你是个大有能力的先知。你关于我的启示绝对是真理。你知道我是谁。你知道,因为你的事工不是从人来的。你的事工是从神来的。你决不是从人学到的。你不是从神学院接受的教导。在九岁的时候,你就去了旷野,因为你生来是个奇怪、独特的孩子。从你一出生,神就开始对付你,甚至在你出生前,先知就看见你了。你是这个时代的光。在旷野……你知道我是谁,因为神在旷野告诉你会有一个迹象随着我。你已经为它做了见证,你知道它。我们彼此知道对方是谁。我们互相知道。你当受我的洗,这是真的;但让我们暂且这样行,因为,约翰,如果我们是这个时代的光,我们必须尽诸般的义。神给这个时代的一切话语必须由我们来应验,因为我们理当这样行,必须,理当这样行,我们应该这样。因为如果我们是神今天的真实见证人,约翰,我们是这个时代的光。如果我们是这个时代的光,这个时代有太多的经文要应验。这责任在我们身上。(哈利路亚!)要看到神诸般的义得到成就的这个责任,落在了我们身上。”他的义是什么?他的道。
42

换句话说,“约翰,你知道我是谁。我是大祭司。约翰,那是真的,我必须要受你的洗。但我们必须尽诸般的义。我现在必须要受你的洗,以应验神的道,因为一切的道都必须应验。我们是这时代的光,应验这一切的责任落在了我们身上。我知道你的义和愿望是要成就道。我们理当这样行。我们是光。”

各个时代的光应当做同样的事。我们知道要应验什么。你们属灵的和知道神话语的人,你们看到神应许过了什么。呐,道不是随随便便就来到的,你必须要专心留意它;你必须要全力以赴才能行出道来。然而,我们理当这样,我们理当这样尽神诸般的义。我们必须这样做。
43

呐,耶稣认出了约翰,约翰是一个真先知。道说到了他,耶稣知道约翰绝对是时代的先知。约翰知道耶稣是时代的弥赛亚。他们两个都有清楚的认识。

哦,如果今早永生神的教会能把这点接受到他们的头脑和心里,教会就不可能被宗派的栅栏、信条和肤色等等的差异分开,我们就能奉主耶稣的名走到一起,就不会有任何东西使我们离开永生神的真道,而是会直接去到与经文一致的地步,来尽神今天诸般的义。
因为任何人都知道我们正活在傍晚的光中。先知说:“到了晚上才有光明。”所以我们知道我们正活在那个时刻,傍晚之光的时刻。愿主神帮助我们认识到这点。
44

让我们回头稍微看一下,拿几个人物来看,他们知道自己在那些时代中的位置,愿意忍受批评或任何东西,使神的道得以应验。

让我们以挪亚和他的时代为例。在挪亚遇见神,知道了神给那个时代的计划之后,他就理当那么做了。
你什么也不能做,除非你知道你是在做什么。你必须知道那是神的旨意。你必须知道那是他的计划和愿望,它被启示给了你,那就没有任何东西能阻止它。
45

呐,挪亚知道,因为他的事工不是从某个学校受教育而得到的,而是他跟神面对面地交谈过。他知道将要有一场洪水。他知道雨将从天空倾倒下来,好像河流被打开一样,尽管它与那个时代的科学内容是完全敌对的。毫无疑问,科学家们批评挪亚,说:“我们可以用科学向你证明天上没有水。”

因为那时是个伟大的时代,比我们今天更加伟大,比我们今天更科学。你知道,耶稣提到了这个,“挪亚的日子怎样……”他们建造狮身人面像和金字塔等等,我们今天都没法建造。他们是伟大的科学家。他们那个时候有颜料和防腐液等等,可以用来制造木乃伊。今天我们想做都做不了。他们比我们现在更先进。他们可以证明那里没有水。
但在挪亚知道神的计划之后,他还是照样继续去做,他还是照样苦心建造方舟,因为他知道只有那方舟是唯一能漂起来的东西。不管是不是经过科学证明那里没有水,如果神的道说了要下雨,就必会下雨。
46

为了生病的人,我要停在这里说说这个。只要神对你说了,“我要让你活下来,”即便你的病情严重到也许连医生都说你毫无希望了,但那又有什么关系呢?

为什么……医生或某个科学家会说:“你所谓的宗教,圣灵,说方言,你的彰显只是一种精神幻觉。你不是被圣灵充满了。没有这样的东西。”数以千计的神职人员今天也那样宣称,“你们都只是情绪激动,没有这样的东西。”
47

甚至他们一些人对我说:“为什么你不加入某个好宗派,用你的影响来壮大那个宗派呢?”又说:“你正打交道的这帮五旬节派的人,他们只是一伙宗教骗子,他们……没有像那样的东西。他们只是精神上激动罢了。他们……他们没有得到他们所宣称的东西。我们可以证明他们没有得到。”

哦,弟兄,你只是太迟了。我们知道我们有什么。我们从圣灵重生了,因为我们看到他的工作在我们中间,就像在圣经时代一样。如果你相信同样的圣灵,那为什么他不在你的教会里做同样的事呢?因为他不能改变,他是神。
48

所以,不管有什么样的科学证据,说我们只是情感,只是精神激动,说我们伟大的信仰根本就是什么也不是,不是它该是的样子,诸如此类的,说我们只是一伙被抛弃的,你不要相信。不要相信它。

如果你女儿刚好从学校回到家说:“妈妈,我们今天证明了人的头盖骨跟黑猩猩的是完全一样的,你明白吗?”或者,“我们研究了,我们知道我们都是从单一细胞来的,我们只不过是动物。”你不要相信那个。
不管任何人、任何神学家、任何医生、任何科学家、任何教师说什么,你却要持守住神的道。要记住,我们正在建造,像挪亚在他的时代一样,我们正在建造方舟。
挪亚知道,如果他不把那方舟建造完,甚至连他自己的家人也无法得救。所以他知道神的计划。置身于冷嘲热讽之中,却一点也没有搅扰他。他苦心建造那方舟。
49

所以,不管他们怎么说:“没有像圣灵洗这回事。没有像神的医治这回事。”我们理当这样行,我们理当尽诸般的义,使我们站立在这个试验的时刻,拼命地建造主的方舟。

如果他们这样说:“弟兄,你们在洗礼等等上完全搞乱套了,有……你不应该奉主耶稣的名受洗。”
50

昨晚我跟一对可爱的夫妇交谈。有一个刚刚受过洗的年轻人,相信只有一位神,他们在商人会上不让他作见证,因为他不相信有三位神。

呐,不管他们说什么,我们理当这样行,我们理当这样尽诸般的义。当商人协会等等都完蛋了,众教会将不再有时,道依然会保持不变。神的道将永远保持不变。我们理当尽诸般的义。
先知岂没有预言到这个时代吗?记住,那些批评者,他们也必定会那样行,因为这也必须应验。
51

但是挪亚,那一点没有搅扰他,他继续向前,因为他知道神的计划。他知道神将要做什么,基德弟兄。他知道神的规划,因为他跟神交谈过,那是照着神的道,他什么都不管,继续接着做。科学是否能证明等等,或多少批评临到挪亚身上,他都完全持守神的道,全力以赴。为什么?他理当这样行,因为挪亚是先知。他理当持守神的道。他持守着道。

任何先知,神的真实先知,都理当持守道。不管科学说什么,能证明这个或那个等等,我们都理当……理当尽诸般的义。
52

[原注:伯兰罕弟兄暂停,静静地念纸条。]好的。他们传话让我马上为妈妈祷告。“现在就为她祷告,医生刚刚离开。”好的。

主耶稣,我现在站在这里。那是我妈妈。若是她要去世,我将她的魂交在神的手中。但主啊,这里有一个信息必须要继续传讲。活着的人都必定会死的。主啊,请你帮助我。我是你的。奉耶稣的名。
我们理当这样行。现在我理当尽诸般的义。神的道是第一位的。没有爱能像神的爱那样。
53

呐,挪亚,无论批评怎样临到先祖挪亚身上,他知道他站在哪里,所以他持守住道。他建造方舟来拯救他的家人,因为他理当这样行。挪亚理当这样行。

每个基督徒都理当靠神的道而站稳。绝对是的。靠神的道站稳。天地都要废去,你要废去,我要废去,众教会要废去,组织要废去;但神的道永不废去。要忠心,作忠心的客旅。
54

在以诺的时代,就在大洪水之前,当以诺往外看的时候,见挪亚正在建造方舟。以诺是个先知。他知道他是个预表。他知道,在洪水临到前,他必须做个榜样,所以一天下午他理当去散步。他理当这样与神同行。那天,不知怎么的,他改变了他的路径。不是沿着山坡走,他踏上了王的大道,他就一直走下去了。“人也找不着他,因为他不在了。”他踏上了王的大道。

哦,神啊,让我像以诺一样。当我必须踏上路途的时刻来到时,让我找到王的大道。
55

我可以看到以诺,因为他知道他理当这样,因为他是先知,他知道什么要发生。我可以看见他吻别他妻子,说:“亲爱的,等会儿见。”抱起孩子们,吻别他们,去到他结了婚的儿子和女儿那里,吻别他们。

他们说:“爸爸,你要去哪里?你要出去散一下步吗?”
“是的,出去溜达一下。”
但那天他没有踏上他所熟悉的老路。他踏上了王的大道,他去到了荣耀里。他理当那样行。他不想离开,但他理当这样尽诸般的义。因为他是今天教会的预表。他预表了那要在某天下午出去散步的教会。我们要踏上王的大道,我们要离开。
56

是的,挪亚理当这样,以诺理当这样,尽诸般的义。

接着我想在这里讲讲另一个人。有一个人名叫但以理。他活在批评者的日子里。你知道,以色列人被掳离开他们的家乡,去到了巴比伦,他们很难过,因为他们在那里快到七十年了。但是有一个名叫但以理的年轻先知跟他们一起去了那里。
他和一小群人,只有极少数的弟兄,聚在一起向他们的神起誓,他们不会让那个时代的时髦潮流玷污自己。他们不想碰王所赐的肉食,他们不想喝王所赐的烈酒,他们不想参加他的晚会。但他们只想保守自己圣洁,奉献给神,因为他们理当这样行。
57

但以理理当这样,因为他是先知,所以他持守住道。

任何知道神的道的真实先知,如果他不知道神的道,他就不是真实的先知。真实的先知持守道。无论道说什么,他们都持守它。不管时代的潮流说什么,时髦的教会说什么,或别的人说什么,或别的人做什么事,真实的先知持守神的道。
58

但以理知道,如果他持守道,他要赔上什么。要赔上他的名望。要赔上他与其他弟兄的交通。要赔上许多东西。他们发布了一道命令,人要先向某位神祷告,之后,才可以回去向各自的神祷告。

但你知道,关于神的事,在神的事上,我们绝不妥协。在神的事上毫不妥协。神就是神。他不希望我们只是星期天的基督徒,赞美他,敬拜他,星期一又成了软骨头,全都收回来了,有各样的想法,“可能我错了,我应当做这做那。”我们全神贯注在神的道上,让他来掌管。
59

我们发现,但以理,作为一个先知,他理当不顾一切地持守道。当时有一道禁令发布出去,说:“在他们所立的神之外,若有人敬拜任何别的神……”换句话说,“如果你不跟我们合作,我们就要把你扔在狮子坑中。”瞧,但以理理当这样,他理当这样尽诸般的义,他不敬拜别神,也不跟世界搀在一起,只单单敬拜神。于是他推开百叶窗,拉开窗板,打开窗帘,往外朝东看,一日祷告三次,像往常一样。为什么?不是溜到某个地方,躲起来祷告,而是打开窗户,让想要看的人都能看见。他不以他的信仰为耻。

60

因为基督徒理当不以自己的信仰为耻。正如古时的保罗所说的:“你们所称为异端(癫狂)的道,我正按着那道事奉我祖宗的神。”瞧?“我不以耶稣基督的福音为耻,这福音本是神的大能,要救一切相信的。”是的。不以福音为耻,在轮船摇摆,每颗星都不见了,月亮和星辰不见了,暴风雨刮来的时刻,这是能立定得住的东西。它仍然会立定住,因为它是耶稣基督的福音。

但以理是忠心的,他理当这样。
61

希伯来少年,他们理当这样,他们选择了为神站稳以后,他们理当这样。他们理当这样。他们不在乎烈火的窑炉。在艰难的试验下,他们关注的是什么?他们站稳了立场。

哦,神啊,巴不得今天的基督徒能看到这点。“我要与属主的被人轻视的少数人站在一起。我开始进入了耶稣里面,哦,主啊,请带我们经过。”在试验、患难、心痛、死亡、疾病、痛苦之下,我仍然要把我的一切放在耶稣基督身上,并站稳立场。“我站在基督坚固的磐石上,其它地方都是流沙。”其它的一切都在下沉。列国要崩溃,万民要分裂,宗派要分散,神学家会死亡,惟有神的道要永远保持不变。
是的,他们理当选择他们的立场。选择了立场以后,他们理当保持在他们的立场上。
62

今早当你来相信神要医治你时,你选择了你的立场,你理当永不见证任何与此相反的东西,不然就不要来。是的。如果你不觉得神要医治你,那就站到一边,你只是在模仿而已。

今早当祭坛呼召开始时,如果你觉得,“我要选择为基督站稳,”如果你觉得,就数算一下价钱,算一下人员,看看你是不是能上战场。看看你准备好了没有。如果你觉得你还没准备好,就不要上来。但如果有东西告诉你,“这是我的日子,这是我的早上。”那你就上来,就持守在那里。丝毫不要动摇,不管你是不是面对死亡,烟雾漂到你面前。你在乎什么?站在那里。因为,“天地要废去,我的话却永不落空。”你要持守住它。
63

当你说:“我相信耶稣基督是我的医治者。今早我相信他要医治我的身体。有东西告诉我要来教会。我就在信徒中间。我今早选择我的立场。我相信它。我要上去接受代祷。当我被代祷了,我就要站稳在那个立场上。不管多么黑暗,或是在哪里,我仍然要站稳在那个立场上。”你选择你的立场,因为你理当这样。

一旦你作了承认,你必须持守你的承认。是的。作为基督徒,作为信徒,你理当持守你的信念。
不要让魔鬼将你推来搡去。你总是满身泥泞,你总是偏离了大路。你总是进进出出。这是为什么你什么也持守不住。在你里面不可能有信心。别人没有办法信任你。你必须站稳。当你竭尽全力地去站立之后,还能站立得住[弗6:13]。只要继续站立。是的。我们必须这样做。我们理当这样。我们理当这样做。
64

以利亚理当这样,先知以利亚理当站稳他的立场来应验神的道,因为他认识神的道。他知道这位大主教耶洗别和他们所有的宗派差异已经跟时代的潮流融合到一起了。作为一个先知,以利亚理当站稳,他独自站立。他对神说:“他们都走了,只剩下我了,我独自站立。”他只知道那么多。神说他还有另外一些人,也选择了同样的立场,也许不在以利亚所在的地方,因为他是全国的靶子。他们没有像他那样受到批评,因为人们都在向他开火,因为他是先知。但在试验中间,在批评中间,在冷漠中间,他理当这样,作为一个先知,以利亚理当选择神的立场,并站稳在那里。

我们理当尽诸般的义。那个大有能力的人,预示着耶洗别的宗教等等现在正在兴起,和我们今天拥有的东西想要接管的这个时代。神的仆人理当这样,不管任何人说什么,发生什么,要站稳了,因为我们理当持守神的道。
65

以利亚知道他是先知。他看到异象。神印证他是一个先知。所以不管他的弟兄们是否……他们成千上万,看看以色列人,几百万声称相信耶和华的人,他们把自己组织了起来。他们时髦了,像今天的人一样。他们赶时髦了。他们在神的道上妥协。哈利路亚!但以利亚,他理当尽诸般的义。他独自站稳在那里,大声疾呼,反对邪恶。即使赔上了性命,又怎么样?他理当尽诸般的义。遍地是邪恶。遍地是冷漠。依照圣经,遍地都是错误。以利亚理当尽诸般的义,为耶和华站立;耶和华也为以利亚站立。阿们!他理当那样。

66

亚伯拉罕,亚伯拉罕理当从不信中分别出来。任何信徒都理当把自己从不信中分别出来。亚伯拉罕,他理当走进他自己的土地,只有他和神,因为他是先知。世界不明白为什么亚伯拉罕做出这样的选择。为什么他离开自己的家?为什么他离开他的教会?为什么他离开他的人民?为什么他做这么荒唐的事,要去寄居在一块没有水或食物的陌生土地上?为什么他进入那没有人会去的荒凉沙漠?因为他是先知,他理当从一切的不信中分别出来,单独与神同行。神说:“分别出来,我必祝福你。”

67

当你从一切不信中分别出来时,神必祝福你。我们每个人,无论代价如何,都理当从不信的世界中分别出来。神说:“你们务要从他们中间出来,分别出来,我就收纳你们。”作为神的男人、女人,我们理当在我们所生活的这个黑暗时刻选择自己的立场。

68

亚伯拉罕,不管其他的人怎么想,他分别出来。为什么?他看见了神。他看见了异象。异象是真的,异象成就了。他知道神与他同在,亚伯拉罕,做了那样一个跟他的行为一样荒唐的声明,一个一百岁的人,妻子也九十岁了,妻子不能生育,他也不能生育,他们要在这把年纪生一个孩子。瞧,那个时代的医学会称他古怪。他们会叫他疯子。但他理当这样。哈利路亚!

69

有时候,如果要遵行神的道,就理所当然地成了怪人。

神对他说:“亚伯拉罕。”
他说:“是的,主。”
“我是你祖宗的神。我是永恒的神。我是伊勒沙代;我是胸怀,我是胸脯,我是赐力量者。亚伯拉罕,我不在乎你有多老了,那对我算得了什么?我不在乎你怎么不能生育,你妻子的子宫是多么枯竭,我要赐给你一个儿子。”
亚伯拉罕说:“神啊,我相信你。”哈利路亚!
圣经说:“他仰望神的应许,总没有因不信心里起疑惑,反倒更坚强,将荣耀归给神。”为什么?他理当这样。他看见神的手在大能中运行。
70

哦,伯兰罕堂,我们看见了他大能的手,在审判时我们还有什么话可说呢?我们看见了他的能力。我们看到了他的荣耀。我们看见了他所说的从未落空过。我们看见了他的本体,伟大的火柱,一道光就悬在这房间里。我们看见过它在那边,科学拍下了它的相片等等。听到信息传出去,完全与经文一致。“务要与他们分别。不要跟任何不信的东西联合。”我们理当这样尽诸般的义。

71

亚伯拉罕承认自己是客旅,是寄居的。他没有什么事可做;他在那地上不认识任何人。他与神同行,因为他理当这样,因为他看见了。亚伯拉罕理当这样,你知道,当那些王在那边遇见他,要使他成为一个大人物;所有的那些王,当亚伯拉罕大获全胜后,那些王在那边遇见他,所有的宗派弟兄说:“你知道,亚伯拉罕,我们……我们要跟你订个协议。我们要这样这样做。”

他说:“我连一根鞋带也不会拿,免得你说:’我使亚伯拉罕富足了。’”
哦,他理当这样,因为他知道(哈利路亚!)神向他起过誓:“凡你向东、西、南、北所看到的一切,我都要赐给你。”
72

我们有五分钱还是一毛钱,是有东西吃还是没有东西吃,是活着还是要死,又有什么差别呢?神应许温柔的人必承受地土。我们理当这样,我们理当活得像它,举止像它,尽诸般的义。神想要能站稳和尽诸般的义的男人、女人。当然,义就是他的道。

73

正如我在开始这篇讲道时所说的,那就是耶稣受洗的原因。不管它是如何……如果他声称是神的儿子,那受洗是要叫罪得赦吗?他什么罪也没有。但他必须洗净,因为他是大祭司。他必须尽诸般的义。他说:“约翰,暂且许我。我晓得你知道这个。我晓得我知道这个。我们彼此认识。但我们暂且要这样行,我们理当这样行。”阿们!哈利路亚!

我要选择被藐视的属主的少数人的道路。我理当这样;作为神的仆人,你们理当这样,选择被藐视的属主的少数人的道路,敬虔、公义、圣洁地在今生行事,放下各样的重担,脱去容易缠累我们的罪,仰望为我们信心创始成终的耶稣基督,阿们!
74

亚伯拉罕理当这样,当他上到那里时,神告诉他:“呐,带上这个小孩子。你将近一百二十岁了。你这个头发有点卷曲的儿子。他是个可爱的小家伙。但我要你带上他去到那边的山上,把他献上作为祭物;藉着他我要让多国从你而出。”那怎么可能呢?看来好像神把事情都搞乱套了。“我要通过以撒祝福整个世界、每个国家。但我要你带他上到那边,杀了他。藉着以撒的后裔……”哈利路亚!“藉着以撒的后裔,我要祝福天下万国,但我要你带他上到那边杀了他。”

75

哦,那位严厉、坚定的老父亲,背上背着柴和麻袋,牵着驴子,小以撒走在他前面,“他仰望神的应许,总没有因不信心里起疑惑。”他理当这样。

因为亚伯拉罕自己说:“我得到他,仿佛从死里得到一样,我满心相信神能叫他从死里复活。”阿们!亚伯拉罕理当尽诸般的义。他知道他在讲什么。他知道他的神。他知道神所说的,神就能行出来。神即做了应许,那他无论如何也会持守他的应许的。所以,亚伯拉罕理当尽诸般的义。
76

五旬节,门徒理当去到那间阁楼上。为什么?为什么是理当?因为他们遇见了一个世人皆知的人,一位木匠,一个背负着私生子的坏名声的加利利怪人。但他们看见了那人叫死人复活。他们看见了那人打开瞎子的眼睛。他们听见那人传讲毫无搀杂的神之道。他们知道他是弥赛亚。他们看到在他身边有各种各样的神迹。他们听见神从天上回话。他们看见火柱悬在他头上。他们知道他是弥赛亚。他告诉他们:“我去是与你们有益的;但我要你们上耶路撒冷去,留在那里。只要在那里等候。”

“多久呢?”
“一直到。”
“主啊,那将是多久呢?”
“只要等到,等到你们领受了从上头来的能力。然后你们就会成为我的见证人。”
“主啊,那将会持续多久呢?”
“直到这个世代,到那个世代,就是主我们神所召来的,从耶路撒冷、犹太、撒玛利亚,直到地极。但在你们出去之前,我想要你们等候。我要为你们做一件事。”
77

他们理当进入阁楼,因为他们看见了他的能力。他们知道他死了,死了,完完全全地死了,甚至月亮和星星都见证他死了;它们把脸藏起来,都不发光了。大地知道他死了,以至发出神经崩溃般的摇摆。那些从上古洪水毁灭以来就一直在那里的磐石从地里迸出来。他们知道那是弥赛亚。他们知道他的话说他要差圣灵回来。他们知道那是一个应许。他们知道他们必须在那里等候圣灵。他们看见过他。他们知道他死了;他们知道他复活了。他们看见过他;所以,他们知道他们是在谈什么。

在一个人知道自己在讲什么之前,他不能说太多。但当你知道你是在讲什么时……如果你认为这只是兴奋,你来得到它一次看看,你就会知道你是在讲什么了。那不是兴奋。那是神救恩的大能。那是圣灵。我知道我讲的是什么。凡领受了他的人,都知道他们讲的是什么。
78

门徒理当这样;他们理当持守主的道,在耶路撒冷等候。所以,五旬节他们上去等候,直到他们领受了圣灵。因为他们知道他们的事工无法继续下去,直到他们领受了圣灵来为他作见证。他们知道他们是无能的。但他们必须要有他的同在,所以他们去等候圣灵。

彼得理当这样。在《马可福音》16章,耶稣遇见他之后,说:“你们往普天下去,传讲福音。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就是奉我的名赶鬼,说新方言,手能拿蛇,若喝了什么毒物,也必不受害;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
79

圣徒彼得理当这样,这个老渔夫,没受过什么教育,甚至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签。但有一天,他正经过所罗门建造的美门,那里躺着一个瘸腿的人。他的膝盖和脚踝软弱无力,不能走路。他一直是那样,没有力气。一个大约四十岁的人,没有力气。但当彼得听到杯子叮当作响时,往下一看,看见一个跛脚的人躺在那里,有东西撞击着他的心。他经历了五旬节,有了圣灵。他有耶稣的应许,所以理当,他理当这样说:“金银我都没有。”他做了自己的见证,“我没有金银。只把我所有的给你,如果你能接受的话。”

我能想象这人说:“我能接受。”
他说:“奉拿撒勒人耶稣基督的名,站起来,得痊愈。”他伸出手,拉着他让他运用信心,像那样扶他起来,他的踝骨就健壮了,他就行走,跳着赞美神,荣耀神。
80

他理当这样做,他理当这样。他应该这样做,因为他是受膏的门徒。他跟过耶稣。全世界都知道,那天在犹太公会面前,他们把彼得和约翰抓起来,这两个人都是没有学问的小民;他们知道这两人是跟过耶稣的,因为他们听见了这两人讲话的方式和所拥有的胆量。他们知道某些事发生在了他们身上。彼得知道这点。所以彼得理当这样,他理当这样,因为他拥有神给那个时代的应许。

“我要赐给你们权柄。我要赐给你们权柄。你们要践踏蛇和蝎子的头。你们奉我的名无论求什么,我必成就。你们若对这座山说,’挪开,’心里不疑惑,只信你所说的必成,就必给你成了。”
那时彼得理当相信这道。他理当这样。那是他应该做的,因为他知道他活在那个使命的时代。那是时代的光。复活刚刚临到;圣灵就在那里。他理当这样。
81

圣徒保罗理当这样;他曾是爱批评的人。一天在去大马士革的路上,那引领以色列人从埃及去到应许之地的火柱,已经成了肉身并住在他们中间,又回到神那里了,对他说话。他奇怪:“这怎么可能是耶和华呢?怎么可能呢?他在那同一个的火柱里,悬挂在那边。主啊,我所逼迫的你是谁呢?”

他说:“我就是耶稣。”哦,耶稣差派了他,给了他事工:差派了保罗,给了他事工。
保罗进到了神的同在中,他看见了火柱。他明白了耶稣就是那从前的火柱,成了肉身并住在我们中间,又回到了火柱中,差派他去传道。哈利路亚!没有东西能动摇他。当人们从他身上拿手帕送给病人,他理当这样。他理当这样,因为他知道他是受膏的使徒。他见过神的异象,神显现在他面前,并且说话,他看到事情一字不差地发生了。嗯,保罗理当这样,他竭力要帮助人,应验所交付给他的道。他是那时代的光。他是外邦人的光。他知道这个;神差他成为光。他是那个时代的光。神的道被交托给了保罗。
82

呐,我们理当,在这个时代我们理当这样。我们知道。我们刚刚讲过了教会时代。我们知道我们领受了圣灵,我们知道这是毫无疑问的。我们知道我们拥有这福音的光。

“你们各人要悔改,奉耶稣基督的名受洗,叫你们的罪得赦,就必领受所赐的圣灵。”世界上没有一个神职人员或任何别的东西能否认这点。这应许能持续多久?“这应许是给你们和你们的儿女,并一切在远方的人,就是主我们神所召来的。”
83

先知说:“到了晚上才有光明,这些福音的光要再转回去。”就像在东方升起的同一个太阳,在西方落下,在末世福音也要再转回去。我们就在这末世了。

我们领受了圣灵。我们知道这点。我们说方言,就像他们在五旬节所做的一样。我们知道你能领受圣灵。
我们知道第七位使者已经发出了信息。我们看到圣灵以神迹来印证。我们知道我们是在老底嘉教会时代的末了。我们知道国家的冲突、神迹奇事在到处出现。我们知道我们是在末了了,神在做见证。我们理当这样,我们理当尽诸般的义。民要攻打民,这是困苦彷徨的时刻,这一切的事,我们都听说了。如果你能领受它……
84

现在我们是在末了了。我们是在老底嘉教会时代。每个使者都被赐予了一个时代,都在他的时代发出了信息。我们就在这时代的末了,我们看见神用神迹奇事印证它。没有人能说它不是这样的。

他现在就在这里。他在这教会里。他在子民里。没有人能说不是这样的。我们知道他在这里。
我们理当接受他的道。我们……我们理当相信诸般的义。我们理当这样。我们理当应验主所讲的一切。
85

教会,今天的教会软弱。我们在组织的冲突、弟兄关系的分离上被拆散了,卫理公会、浸信会、长老会、一神论派、三神论派、五神论派,各种各样的东西。我们被拆散了。它本来就会这样。它只能这样。

但有一个信息会来到。哦,哈利路亚!我们认识那引领以色列人的同一个火柱。我们知道那伴随耶稣基督的同一个事工,藉着那恩膏耶稣的火柱,正在伴随今天的教会。科学证实了,我们不需要那个。神证实了。我们需要耶稣基督的事工来适合那将要来到的压顶石,那将把教会带到一个地步,使教会的事工跟耶稣离开的时候一模一样。绝对是的。
国家在分裂,以色列在苏醒。 圣贤们所预告的迹象; 外邦日子可数,终日恐惧痛苦; 哦,失散的人,回到你自己的家园!
86

我们在末了了。我们理当这样,我们理当尽诸般的义。

记住,耶稣说:“罗得的日子怎样,人子显现的日子也要怎样。”多少人记得那个?[原注:会众说:“阿们。”]好的。在罗得的日子是什么呢?神赐下了什么迹象?
在罗得的日子有三种人。对不对?就是不信者、表面信徒和信徒。每一帮人都接受了一位使者。是的。当亚伯拉罕坐在橡树下时,发生了什么?看看发生了什么。
有一位天使降下,去到了所多玛。这人去到了那里,向他们教导悔改的信息,告诉他们应该悔改并转向神。发生了什么?只有三个人出来了,罗得和他的两个女儿。他妻子变成了盐柱。只有三人出来,当时有一个现代的葛培理,在那里向他们传讲信息。
我们看到那事发生在今天。我们看到,我们看到出来了一个使者,去向挂名的教会讲道。
87

有一位走向亚伯拉罕和蒙拣选的教会。他赐给他们一个迹象。我们知道那是真的。我们知道那是事实。他背对着帐棚坐着,说出撒拉是谁,她心里在想什么,她的问题是什么。他给出的信息完全正确。亚伯拉罕知道那是神。因为他一说完,亚伯拉罕立刻就称他为以罗欣,一位使者,取了人类肉身的样式,带来了一个要赐给所多玛和蛾摩拉的信息。

当我们看到这些耶稣说要发生的事情时,我们理当尽诸般的义。我们理当照着神的道接受神。你们相信吗?[原注:会众说:“阿们!”]我们暂且这样行。
88

“伯兰罕弟兄,你……你不配合其他人、那些宗派。”

可能是这样。暂且这样行。是的,暂且这样行。
“瞧,如果你继续往前,合作一点,你会好得多。”
暂且这样行。但我们理当这样。我们是他的子民,他的先知,他的贤人。我们理当尽诸般的义。所以当我们低头时,让我们这样做。
国家在分裂,以色列在苏醒。 圣经所预告的迹象; 外邦日子可数,终日恐惧痛苦; 哦,失散的人,回到你自己的家园! 救赎的日子已近, 人心因恐惧而消化, 要被神的灵充满, 将你的灯点亮; 看哪!你的救赎已近。 假先知在说谎, 神的真理被否认, 耶稣基督是我们的神,(那是多么真实,哦,成百上千的。) 但我们要走使徒所走过的道路。 救赎的日子已近, 人心因恐惧而消化, 要被神的灵充满, 将你的灯点亮; 看哪!你的救赎已近。
89

当你们低头时,今早你们理当把生命交给基督吗?他对你说过话吗?若是这样,请向他举手,说:“我现在接受基督。今早我理当向他交出我的全部,我的意愿。我现在举手,说:’主耶稣,求你怜悯!’我需要你,哦,我多么需要你。每时每刻我都需要你。”神祝福你。“哦,可称颂的救主,我今来就你。”

我需要你,需要你,(要是你正躺在我妈妈现在所躺的地方,会怎么样呢?)每时每刻我都需要你!
求主现在施恩惠,我今来就你!
[原注:伯兰罕弟兄开始哼歌。]
哦,主啊,我们需要你,
每时每刻都需要你!
求主现在施恩惠,(主啊,我现在比以往的日子更需要你)我今来就你!
[原注:伯兰罕弟兄开始哼,“我时刻需要你。”]
90

天父,我们要走过这些低谷,知道你应许了,“我总不撇下你,也不丢弃你。你们要先求神的国和神的义,其他的一切都必加给你们了。”

我今来就你!
主啊,如果这里还有人,在他们的魂里是不正确的,如果他们正走在我妈妈此刻所走的那条路上,哦,主啊,愿他们也拥有那样的见证。主啊,今天我们理当这样。
我们正处在路的尽头,老底嘉教会时代;一个信息,被弃绝的信息,被印证的信息,基督的同在证明他是一样的,在昨日罗得的时代,如同他在肉身中的日子,和在今天的日子: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
让他们现在就接受你作为他们可称颂的救主。主啊,求你应允。我奉耶稣的名求。
91

求主现在施恩惠,我今来就你!

最亲爱的主,试探失去了能力,(主啊,真的。)因为你临到。
我需要你,需要你,每时每刻都需要你!
如果你已经取走了她,主啊,愿你使她宝贵的魂在天堂安息。求你应允。主啊,求你应允。
求主现在施恩惠,我今来就你!
92

父神,请垂听我们。我们理当在这里尽诸般的义。我们知道神的道所说的是什么。我们不是在黑暗中。我们知道神的道应许了什么。哦,主啊,帮助我们来尽诸般的义。成就你的道。当我们走向病人时,愿这里的每个信徒现在都有信心。主啊,我们所有人都愿意活着,但最首要的是永生,因为那个世界是将要来到的。请垂听我们,父啊,会众正在祷告,特别是病人和受痛苦的人。

93

今天我想知道,如果我们当中有陌生人,以前从来没有来过我们教会的,你病了,你在仰望神寻求帮助吗?你们所有的人都低下头。你们对我陌生的人,你不认识我或我不认识你,你来到基督那里寻求帮助,你愿意举起手吗?请举一下手。瞧?神祝福你,你,你。有几个人。

你只要相信。这信息不是徒然的,它是神的道。
94

看到一个女士……你们低着头。她依然举着手。她因患有心脏病而受苦。她是南斯夫人。她来自肯塔基州的麦迪逊维尔。是的。对吗,女士?你可以抬起头来。你举着手,只要继续举着。那是真的,对吗?如果是的,请举手。看到我们生活在哪里了吗,朋友们?我不认识那女士。我从未见过她。但那是什么?那是福音的迹象。使你能……

你相信我是主的先知吗,女士?你信吗?尽管我们是陌生的。我不认识你。那个名字是对的,是吗?如果他所告诉你的,都是对的,请向听众挥挥手,所以他们就能看到那是对的。
95

谁能这样做?拿撒勒人耶稣。让你可以知道我是神的先知,告诉你们的是真理,因为我们理当这样。一个妇人摸了耶稣的衣裳,耶稣转过身,说出她患有血漏,并说血漏止住了。

坐在你旁边的女士也患有心脏病。没错。是的。我不认识她。你知道我不认识你。瞧?但神认识她。神知道她的问题,是吗?艾伦小姐,你相信神能使你痊愈吗?如果那是你的名字,是你的问题,请举手。如果那是对的,请举手。
96

坐在你旁边的那位女士。我是指贝内特太太。你们都是从同一个地方来的。她得了肾病,而不是心脏病。你全心相信,就也能得痊愈。你相信吗,女士?请举手,说:“我接受。”然后你可以回家去,得痊愈。只要你能信。你们都住在肯塔基州,一个叫麦迪逊维尔的城里。

坐在那后面的一位女士,博恩夫人。她靠近麦迪逊维尔。她不住在麦迪逊维尔,她正看着我。那位天使正站在她上面。她住在麦迪逊维尔附近。她的名字叫博恩:鼻窦炎,哮喘,咳嗽。如果那是对的,请前后挥挥手,女士。要相信主耶稣基督,回家去得痊愈吧。
97

先生,喉咙痛。你相信神能医治喉咙痛,使你痊愈吗?得医治吧。只要对神有信心。

霍普金斯小姐,从芝加哥来的黑人女士。我不认识你,我一生中从未见过你。但你想要让那个神经过敏、鼻炎得到医治吗?去相信吧,你也能得痊愈。
从俄亥俄州哥伦布市来的海恩斯夫人,你相信主耶稣基督,你也可以回家去得痊愈。
我们在路的尽头了,你相信吗?我们理当尽诸般的义。神应许了那些事会发生。我们在这里了。你相信吗?
98

瞧,你们彼此按手在对方身上。我要问你们一个问题。耶稣应许这些事要在末了时出现吗?请说:“阿们。”[原注:会众说:“阿们。”]“罗得的日子怎样,我所做的事,你们也要做。”他是不是这样说过:“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他们若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你准备好要站稳一个信徒的立场吗?因为我们理当这样尽诸般的义。

这是神的义,当这里的这些手帕(我奉耶稣的名按手)接触到你,我知道圣灵在这里,就是与保罗同在的那位。“他们从保罗身上拿了……”所以,你也必得医治,只要你相信它。
99

我相信同样的圣灵,藉着今早圣灵在这里,证明他自己就是这末世的使者,伟大的圣灵本身,化身在人身上,进入人的肉身里,做他的工作。

今早我在艰难之中站在这里。你们知道我离开这里时会听到什么。但我们理当尽诸般的义。
神把信息放在我心中。作为一个信徒,你理当相信。当你们彼此按手在对方身上时,我们中间就不会再有一个病人,只要你全心相信,准备好站稳你的立场。
100

天父,讲完这个信息后,我把这群听众带给你。主神,现在人们肯定能看到我们理当这样。一个先知理当站稳在神的道上。一个教会的成员理当这样;他们理当站稳了。病人理当相信主耶稣基督的道,因为他说:“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

主啊,我要叫祷告队伍了。父啊,刚才通过电话传给我的信息震动了我。哦,神啊,你的道说:“我们理当尽诸般的义。”他们每个人都在这里。
101

圣灵在这里证明了他就在我们中间,现在让神的能力,让圣灵的见证此时运行到这些人的心里,赐给他们一个确据,像但以理所拥有的,像挪亚所拥有的,像以诺所拥有的,像约翰所拥有的,像彼得所拥有的,像保罗所拥有的,像耶稣所拥有的,像亚伯拉罕所拥有的,像所有那些人所拥有的,主啊。在这个时代我们理当这样,神的医治浇灌出来了,神迹奇事成就了,伟大的震动出现在人们中间,圣灵降临在人们中间。他们叫喊,说方言,说预言,有伟大的恩赐、神迹和奇事。信息的天使,时代的天使以圣灵的样式向我们显现了,他带给我们一个信息。我们看到它应验。我们看到主用我们的身体,把我们从必死的人转变成神的代理人,说出伟大而神秘的神迹和奇事。当我们看到这些事时,我们理当尽诸般的义。

102

我们知道亚伯拉罕回头看罗得,但以理可以看亚伯拉罕,约翰可以看但以理(哦,神啊),彼得和约翰可以看耶稣。我们可以看他们,今天我们看到同样的结果在我们中间,我们就理当尽诸般的义。

让耶稣基督的能力以神圣的信心振荡这座建筑物,医治这里每个受痛苦的和患病的人,主啊。作为你的仆人,我命令整个早上来推搡我,想让我离开讲台的这个魔鬼。靠着神的恩典我留在了这里。
103

这些可怜的病人,神的患病的人……你这魔鬼,从他们里面出来。我奉耶稣基督永生神的名命令你,离开这些人,再也不要搅扰他们,因为他们像希伯来少年一样,在试验的时刻选择了自己的立场并站稳了,从此刻起得医治。靠着耶稣基督的名,我命令疾病和来到这群会众身上、使他们生病的鬼魔离开他们。

104

让我们低着头,让我们的心归向神,我要唱一首歌。靠着你们的帮助和神的帮助,我要试着唱“我以信心仰望你。”我要你们一点也不疑惑,我要你们现在相信。我们理当这样。这里有多少基督徒?请举手,说:“阿们!”[原注:会众说:“阿们!”]多少信徒?说:“阿们!”[阿们。]多少人按手在别人身上了?说:“阿们!”[阿们。]我们理当尽诸般的义。

我凭信心仰望各各他的羔羊,神圣救主! 求主听我祷告,除去我众罪孽,(罪就是不信) 使我从今以后,完全属你! 行过人生迷阵,黑暗痛苦满布,(神啊,现在作我的领路人)求主引路! 为我化暗为明,将我眼泪擦净, 免我再入迷途,离主孤行。
105

让我们低着头。我一开始讲道,我那亲爱的老妈妈就去世了,愿我的声音回响在天堂的大峡谷。

那天她告诉我,说:“比利,你喂养了我。你帮我付租金和电费,给我东西吃。亲爱的,当你是个小孩子的时候,我在大冷天里出去砍木柴,给你生火来保持你温暖。我们家里所有的东西,我都给你煮了。”看到她躺在那里,那双洗过我的脏衣服的无力而衰老的手。我无助地站着,我什么也不能做。
106

我说:“妈妈,我把你义的魂交在永生神的手中。”

从那时她就去了。所有的人都离开了,我的兄弟们都离开了。讲台上的信息是非常严厉的。如果妈妈去了,愿神使她的魂安息。如果她仍与我们在一起,一直到今晚仍跟我们在一起,靠着神的恩典,我会来到这讲台上履行我的职责。因为我理当尽诸般的义。我会知道的。
我把聚会交给内维尔弟兄,我蒙福的同工牧师内维尔弟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