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0611 《启示录》第五章(一)

1

非常感谢你,内维尔弟兄。主祝福你,我的弟兄。

早上好,朋友们。很高兴今早有这荣幸,或许应该说是极大的荣幸又回到我们教会来,有这分别为圣的时间来围绕着主的道进行伟大的敬拜和交通。我相信经上有一处写着说:“人对我说:’我们往耶和华的殿去。’我就欢喜。”又可以跟我良善而宝贵的内维尔弟兄在一起了。
2

我猜后面会有点凉,哦,是有点热。我想我们有一些扇子,你可以这样用手来扇。我们可以提供扇子,只要你们能提供动力,那样就可以保持空气流通。哦,我们这边有一大捆,我想他们那里还有。我看见一些人正在用歌本等等。我们竭力举行聚会的目的之一,就是避开这些将来会“很热”的地方。所以我们……那就是为什么今早我们在这里,是要绕过那些地方。只有一样东西能做到,就是我们主耶稣基督的血。

3

我非常高兴听到与教会有关的好报告,它是如何地正在进步,与主同行,以及神如何在属灵的恩赐中来恩待你们。我真是非常的感谢神,因为你们有能让神来恩待你们的心,相信他必保守你们行在那又直又窄的道路中间,使你们不偏左右。

4

我要感谢科尔文弟兄和他的女儿,我相信是他们,他们刚才上来这里所唱的那首歌,“天堂没有眼泪。”真是太美了。我实在欣赏那个。

正如几年前内维尔弟兄说到他和我那样,我也可以对科尔文弟兄那样说;我们彼此认识已经几年了。听到他唱那些福音老歌,照着主的道路把孩子们抚养大,这令我的心非常兴奋。知道神仍然拥有爱他和关心他的人,这使我欢喜。我们为此而感激神。
5

呐,从我回来之后,我听到许多人受洗归于这信心,我们为此非常高兴。我看见我的好朋友埃尔默·加伯哈特弟兄在后面。我晓得他刚受洗归入这信心,我实在为此感激神。这该让我们在肯塔基的全体猎人们做好准备,只能打最低限额的猎物了,不是吗?

我记得(我知道罗德尼正在后面的房间里听我讲,如果他还在后面的话,查理正坐在我面前。)以前,当我们下到那里时……男孩子们都喜欢,“哦,那是松鼠。”如果他们能找到的话,他们就会多打一些。但我不得不告诉他们那是不对的。现在差不多整群人都悔改归主了,我猜我们就得搬去下一个县城,到那里去纠正他们了。那将会非常好。
6

跟其他传道人一样,有时候我回头看我所走过的路,而对那些事感到惊奇,如果你撒下了种子的话。

你们很多人熟悉美国的约尼·阿普西德。瑞典也有一个人被当作是那样的人;他种花。他们说那就是为什么瑞典现在有那么多美丽的花的原因,因为他们撒播花的种子,在任何地方他都能找到一块让种子生长的土地。他喜欢花,所以就到处撒下种子。他走了,但花却活了下来。
将离别抛在我们身后, 岁月虽逝而足迹犹存; 或许是其他人的足迹, 航行在生命神圣的大海上, 有一个失事被遗弃的弟兄, 看见这事,将会重新振作起来。
那就是我们大家想要看到的,就是我们所做的一些事会让别人因我们所做的而受益。
7

几天前在这城里,我坐下来,跟我忠诚的朋友交谈,他是个内科医生,叫山姆·阿戴尔。他说:“你怎么样,比尔?”

我说:“哦,我觉得非常好,博士。”我说:“你呢?”
他说:“哦,有很多病人。今天下午我检查了十五个。”
我说:“哦,只要是检查没有发现任何毛病,那就好。”我说:“你知道……”我们谈到了过去我们还是孩子的时候。我说:“瞧,博士,我不知道我还能活多久。我们俩都五十多岁了。”
他说:“那是真的,比尔。”
我说:“但这些年来,到现在大约有三十一年的事工了,我一直都在保持我的心为主再来的那个时刻做好准备。所以他什么时候来,都不要紧。”
他说:“那是真的。”
我说:“最让我兴奋的事就是为别人活。”
8

他说:“那就是生命的本质,那是使生命真实的原因,就是当你,不是你能做什么,或为自己成就什么,乃是你能为别人做什么。”瞧,那就是你真正活着的时候。

如果刚好在我们中间有人从未那样做过,就是竭力为别人而活,就去试一下,看看当你不再为能为自己得到什么,而是在生命中能给别人什么时,有多少的生命要你负责。你将发现它要比财富或所能想到的任何东西都更蒙福,就是你能为别人做什么,使生命担负……生命本身是一个担子。它将使别人的担子轻一点。除非你尝试过,为别人做过什么事,否则你就不会知道其中的乐趣。
9

这让我想起了三十一年(很快就到了)为主所做的事奉。我猜每个人都会想起来,当他到了最后一场聚会,到了最后的时刻,回头看以前的路径,看看成就了什么,看看发生了什么,“你做了什么事吗?”正如我刚才说的,你为别人做的才算数。

我经常想知道,当我到了人生道路的尽头时将会怎样,我们都不知道那会是什么时候,我们没有一个人知道。所以我想到了回顾我一生所走过的道路,看到不同的山岭,荆棘满布,磐石,艰难的地方,平稳运行,以及我在各种时候所做的。有朝一日当我离去的时候,这些都要显露。它也会那样发生在我们每个人身上。我们都要肯定这点,当那个时候来到时,它都会显露。
10

那让我或引导我说一些我宁愿跑掉也不愿说的事。它引导我说一些事。说出这个会使我的心碎到了极点,但我不得不说出我该说的;知道这录音了,世人将听到它,但我为了一个原因离开了这事工,我很难过我不得不因此而离开。或许你们许多人听过了,我正要关闭我的办公室,等等,而离开事工场。

我不知道我们的主要引导我去哪里,我无法控制,不管他要我去做的是什么。但我在想,在人生道路的尽头时我必须要去哪里。我一生的旅程中犯了那么多的错误,我从内心里为此而感到非常难过,因为我想,作为人,又处在软弱之中等等,会导致一个人做一些事或说一些话,甚至行一些在其他的时候他绝对不会去行的事。作为人的软弱,我们会有那些时候。但是……
11

如果在我心里有什么事是要做的,就是在这个旅程的尽头要听见我们主耶稣说这样的话,说:“做得好,我又良善又忠心的仆人。”许多次我说过当我站在那里的时候,我喜欢听主说:“到我这里来,”但我的确盼望听见主说:“做得好。”我听不到在写圣经的那个时代,那个说“到我这里来”的原本声音;但我的确盼望听见主说:“做得好。”

如果有什么事是我一直想要成为的,是我心里盼望成为的,就是做我主和救主耶稣基督真正的仆人。我要我的见证清洁,清晰,使我站稳,让我在一切的错误中,能仍然全心爱他。今早我要全心这样做。
因为这个,使我不得不说我要离开事工,是因为人们中间有一件事兴起,使我这样做;那就是,我从一个传道人或弟兄的等级中被提出来,被称为耶稣基督,这样做……那会给我盖上一个敌基督的烙印。在我作为一个敌基督要离开神而遇见神之前,我要作为一个知难而退者遇见他。
12

几年前我听到了这事,我以为那只是一个笑话。我遇见两个弟兄(我没有看到他们任何一个在今早的聚会中),在一次钓鱼的旅行中遇见两三个弟兄,他们靠近我,说出了这样的话题:“伯兰罕弟兄,你不是受膏的弥赛亚基督吧?”

我搂着他们俩或所有弟兄的脖子,我说:“弟兄们,我尽最大努力做基督一个真正的仆人,我不愿你们说那样的话。如果还一直这样议论我,我将以一个清洁的良心离开事工场,你们那样做而使我离开事工场的人,要为那个期间我本来可以解救的每个灵魂负责,瞧?”我以为那就完事了。
13

我又听到了几次。但不是那样的。那天在加拿大,一位弟兄给我看他带在口袋里的一张小票一样的东西,上面说:“威廉·伯兰罕是我们的主,”奉威廉·伯兰罕的名受洗。一个宝贵的……如果那是敌人,如果那是我的敌人,我会知道那只是个玩笑。但一个宝贵、可爱的弟兄上来承认他的罪和过错,说他相信我是耶稣基督。

我家里有几封信,还有从芝加哥等不同地方来的电话,问我是不是相信那个教条。
我最近几天收到了寄来的各种各样的信,从不同地方打来的电话,说我是基督。弟兄们,那是魔鬼的一个可怕、羞耻、不敬虔的谎言。看到吗?我是你们的弟兄。呐,那会把任何人都赶出事工场的。那会使任何爱基督的人逃避这件事的。
14

不久前我去主面前,大约一年前我第一次听见的时候,后来我又去到主面前,他把我指向经文,当约翰出来讲道的时候,他们太多年没有先知在地上了,直到……他们心里都希奇,认为可能约翰是弥赛亚。于是我……约翰,他们去问他,他说他不是。你们在《路加福音》3章15节里读到。所以,那有点平息下来了,我就任凭它那样去了。

但当到这样的地步时,我知道必须要做点什么事情了。我这样说,异象和在河边显现的主的天使,如果这是我给教会、给世人最后的信息或最后的话,就是“那些关乎主的天使的事都是真理。”
许多时候如果人们称我是个先知,我保持沉默,因为英语新约中的先知只是一个传道人,一个说预言的,预先说出道的人,等等,我能忍受那点,因为你只要忍一忍就可以了;但当到了称为受膏的基督什么的时,那对我就太过分了。所以我无法容忍那个。
15

所以大概……我来到……离开加拿大的聚会后,我在那里的爱斯基摩人或印第安人中也发现了那个,它已经传到了他们中间。

它使我心力憔悴。我已经计划很久的打猎旅行,都无法继续了。我害怕一场打猎事故,你们明白我的意思。我太不安了,比我现在站在这里还糟糕。我再也无法容忍了,想到我三十一年的事工落入了魔鬼的污水沟里……当我离世时,他们会怎么说呢?“就是他,那绝对就是他的真面目。”我所有的影响力都加到了人身上,你看到我去到了哪里,我就成了一个敌基督。我绝不能容忍那个。
我想:“我宁愿死在树林里,就像枪走火了或什么的,也不愿……”我看到我……后来我想到了我的小约瑟等等需要抚养。我没心思打猎了,于是我就离开树林回家了。
我心力憔悴了大约八到十天,在这样的境况下,我真……我想我是失去理智了。我便求大家离开我,别管我,因为我在这样的境况下,紧张不安,几乎被撕成了碎片。
16

我纳闷;如果那是我的某个敌人,都没关系,我只会对它笑笑,继续前进;但它却是我宝贵的弟兄、姐妹,让我受伤的就是那个。我说:“主啊,这事对我太大了,我必须走开,将它交在你手里。我真不知道还能做什么了。”

几个晚上前,为肯定这点,主临到了我。我看见一些宝贵的弟兄,他们在喂养一条蛇,是黄黑斑纹的,一路告诉我,这东西咬在我腿上。但血是如此浓,对我没有影响。我往下看,那是我以前被咬的地方。我迅速掉转枪,射击这东西,打中了这东西的中间部分。
一位弟兄说……我掉转枪要打掉它的头,他说:“不要那样做,只要捡起放在你身旁的棍子。”当我转过身来捡棍子时,它就钻进了水里,一个小水坑里。
我说:“瞧,现在它再也不能伤人了,因为我相信弟兄(弟兄们)晓得发生了什么。”我说:“它受了致命的伤,会死的。”
17

我问了很多在这教会里(在我们教会的)跟我和内维尔弟兄一起的许多会众,就是那些带着同样问题到我这里来的人。弟兄姐妹们,我岂不是在你们面前竭力做基督的真正仆人吗?我岂不是竭力做你们的弟兄吗?

呐,不管它在哪里,那是一个灵落在宝贵的人们身上。许多人那样问我。但那是一个灵,我今天希望它受了致死的伤,很快就会死了,这样我就能重返事工场。我请你们每个人为我祷告,直到那时。我不知道我要做什么。我正在卖房子。我真是无法容忍;我团团乱转,都快完全疯了。我请你们为我祷告。
记住,如果你们依然相信我,如果你们依然相信我是基督的仆人,记住,“那是一个谬误,那是虚假的。主如此说。那是错的。不要跟它有任何关系。”我是你们的弟兄。我们低头。
18

天父,我的身体在颤抖,我的双手拧在一起,我的脚趾在鞋子里僵硬了。哦,神啊,请你怜悯!主啊,我做了什么该受这个?主啊,我祈求你怜悯我和所有的人。在那边那些宝贵可爱的人里,主啊,愿他们看到自己的错误和他们所做的使他们的弟兄心碎,不但是他们的弟兄,还有我们的救主,我们的天父。我祈求你赦免我们的错误,主啊。让基督圣洁的血把我们所有的人吸引到一起,主啊,福哉,爱主圣徒,彼此以爱结连,和睦相处。

神啊,愿那逼近我们弟兄姐妹的敌人受到致死的伤,再也活不了了,愿它完全死掉,主啊。父啊,当你这样做时,我就会再返回到事工场。但在那个时候之前,主啊,我是你心碎的仆人,在等候着,等候着。这超出了我的能力所及。主啊,我以眼泪、哭泣、劝说努力试过,(你知道我的心。)要在它发展到这个程度前阻止它,但它远超出了我的能力所及。父啊,我从这讲台上(在这里我一直传讲了这么多年)将它交托在你手里。我将它交托在你手里。
呐,父啊,你是以你自己属神的方式来看待这事的。当一切都结束了,一切都完结了,你的仆人必返回来。在那个时候之前,我要等候听到从你而来的话,主啊。
现在请祝福我们,今天赐给我们一场伟大的聚会;因为我们不是为这事才聚集在一起的,只是要在世人面前公开地澄清。父啊,使他们知道,我爱你,相信你,为你站稳,想要……如果我必须走,主啊,就让我带着一颗清洁的心和一个真正的记录走,就是我相信你,信靠你。求你应允。我要赞美你,我们要将荣耀归给你,直到将来所有的世代,奉耶稣基督的名,阿们!
19

呐,在经文当中,让我们翻开圣经,翻到……如果内维尔弟兄不介意,我想今早继续讲几分钟是件好事。

呐,再也不要让我在你们任何人中间听到这事。只要祷告,把它赶出去,将它隔离。瞧?我没有……我五十二岁了,但我想,或许神存留我,我还剩下一些生命,我要为基督用尽我的每一点时间。记住,我就要离开,因为我被逼得这样做。
20

在《启示录》里,那天我们结束了第4章,当时我们在查考……我相信是《启示录》第4章,在这章的最后1节。哦,有多少人喜欢《启示录》?太好了。呐,我相信我们是在第5章停下了,是吗?我们结束了第4章,四个活物。现在让我们就近这道,忘掉那些过去的事。

21

父神,现在求你帮助我们,因为我们紧张,但我们来就近你的道。忘记过去,朝着上头呼召的标竿直跑,从上头来的事工呼召就是要做基督的仆人。今早请赐下你的道,喂养我们饥渴的魂,主啊,因为我们渴望、等候圣灵那宝贵的恩膏。主啊,请来到我们中间,赦免我们的罪恶和过犯,让我们成为你的仆人。因为我们是奉耶稣的名求,阿们!

22

我们讲了教会时代,最后的七个教会时代。呐,我相信一些人正要把这些教会时代写成书。接着我们讲到了《启示录》第4章。这是什么?耶稣基督的启示,启示在拉丁文里被叫作阿帕卡勒帕斯,意思是“揭开,把帕子掀开,显露,暴露”,带出耶稣基督的启示,他是昔在、今在、以后永在的,是大卫的根和后裔。

23

呐,在第4章,我们发现,在约翰看到了教会时代之后,他被提到了天上。现在讲一点背景,然后我们就……

或许最好先读一下第5章的几节经文,然后我们再开始讲背景。
1我看见坐宝座的右手中有书卷,里外都写着字,用七印封严了。2我又看见一位大力的天使,大声宣传说:“有谁配展开那书卷,揭开那七印呢?”3在天上、地上、地底下,没有能展开、能观看那书卷的。4因为没有配展开、配观看那书卷的,我就大哭。5长老中有一位对我说:“不要哭!看哪,犹大支派中的狮子,大卫的根,他已得胜,能以展开那书卷,揭开那七印。”6我又看见宝座与四活物并长老之中,有羔羊站立,像是被杀过的,有七角七眼,就是神的七灵,奉差遣往普天下去的。7这羔羊前来,从坐宝座的右手里拿了书卷。
这是头七节。
24

呐,在《启示录》第3章,我们发现教会时代结束了,结束于老底嘉教会,这个不冷不热的教会时代。接着我们发现,此后,约翰立即在灵里被提到了天上。他看见了过去的事、将来的事和已经发生的事。呐,我们发现教会不再出现了,直到《启示录》第19章,那时她才与主返回来,是被宝血荣耀地洗净。

25

呐,在最后这个引述中,作为一个背景,为了明白约翰现在是在哪里,我们在最后的信息中发现……昨天我在简短地查阅我讲过的上下文。约翰被提到天上,看见了那些事。我在那里注意到主给了我一个启示。你知道,耶稣复活后,许多门徒与他同在,一些门徒说:“这个靠在你胸膛上的人(约翰)会怎么样呢?”

耶稣转过身来说:“他若等到我来的时候,与你何干?”他从未……
从那里就出来了一个教义。看到这种东西有多么容易开始吗?出来了一个教义,说约翰不会死,直到他看见耶稣回来或第二次来。圣经说从那里就出来了一个教义。然而,耶稣从未那样说。他说:“他若等到我来的时候,与你何干?”
我们发现约翰被提到了天上,从那个时候起一直看到了主再来的时候,仿佛他在那里,看见了这一切发生。约翰自己并没有活到……从被流放的拔摩岛回来之后,他活到了九十多岁,自然死亡了(使徒中唯一自然死亡的人)。
26

这里有非常明显的一点,我要……(我想他们已经把黑板摘下了。)在我们讲这件重大的事之前,我想强调一下它。哦,这真是荣耀。这是非常非常奇妙的一章。

接下来的一章就开始打开这些印。哦。我们必须从那里跳出来,去到圣经中不同的地方,才能在这些印被打开的时候明白它们,它们的奥秘是什么。哦,它们真是荣耀,真是富有属灵的维他命。
27

我们看到,我想让你们注意的一件伟大而显著的事,就是第4章最后部分的活物,约翰看见他们看守着那约柜。你们记得他们就像以色列人在行军中是固定的吗?他们有……活物有一个脸。我们发现这些活物不是天使,也不是人。他们是基路伯。我们在旧约里发现他们跟约柜在一起。我们在新约里发现他们。后来我们又在主的再来里发现了他们:基路伯守卫施恩座,没有人能接近的施恩座,除非那里有一个赎罪祭给那个人。圣所只有一条路,就是当它溅了血的时候,它便成了施恩座。但当血被拿去以后,它就成了审判座。

28

哦,没有人能忍受神的审判。我们能仰望的唯一的东西是怜悯,不是审判,不是公义。我们不能接近神的公义;因着神的公义,他必须持守自己的道,但如果持守他的道,那“你吃的日子必定死。”谁要公义?我不要公义。我呼求怜悯。哦,让神的怜悯……施恩座溅满了血。

但必有一个洁净圣所的时刻,只要血不在座位上了,它就成了审判台。现在我们正接近那个时候。在这个时代,我们正在接近一个洁净的施恩座,审判就要临到地上了。瞧?只要血在那里,神就不能毁灭地;只要血在那里,在神面前就没有人是罪人。每个人都是对的,因为有一个给所有人的赎罪祭。但如果你不接受那个赎罪祭而进入他面前,那你就是一个罪人;你就越过了那个怜悯。你已经审判了你自己。趁着现在有怜悯……当圣所洁净的时候来到,血离开施恩座时,神的忿怒就会降临在地上。哦。神啊,怜悯我们,使我们在那日不会发现自己没有了神的怜悯。
29

我们在那里看见……我要尽力使它属灵化,或用手给你们画出来,有四个角,以色列人是怎么扎营的。他们把约柜放在中央,帐篷四面是以色列的三个支派,三个四就是十二,或四个三是十二。每三个支派有一个首领。支派的每个首领……

其中一个是流便支派,他总是扎营在南面。他是人的头。以法莲支派同三个支派在西面,他是牛犊。东面是犹大支派,也就是狮子。北面是但支派,也就是鹰。注意。你们记得他们吗?你们所有的人都记得很清楚,我们是怎么把他们画出来的:鹰、牛犊、人和狮子。
30

你注意,犹大支派守卫东门。基督是犹大支派的狮子。他要从东方的天空降临,经过这门进去。他从犹大支派的东门来。他是犹大支派的狮子。

我们发现,在今早我们要讲的信息中,他仍然宣称是犹大支派的狮子,真正开始于大卫的根。大卫是王,永远是。千禧年里,基督坐在大卫的宝座上,是永世的君王。“必不断人坐大卫的宝座。”哈利路亚!“必不断人坐大卫的宝座。”神那样应许了,说:“必不断人坐大卫的宝座,一个也不会。”
你说:“今天怎么样呢?那些犹太人的士师在哪里呢?”
他仍然有后裔,按肉体说,基督就是他的儿子。有一位坐在那里。“大卫家必不断人坐宝座。”是的。基督是犹大支派的狮子,大卫就是从这支派出来的。
31

我们发现,他们是守卫施恩座的。他们看守着施恩座。任何东西都到不了它那里;它要先越过众支派才能到达施恩座。每个人都愿意献出生命,营中的每个以色列人都宁死也不会让任何东西进入那营里,拿走那个施恩座。我们发现那是旧约的秩序。

在新约的秩序中,我们发现同样的事,就是施恩座也被守卫着。哦,我希望你们明白了。施恩座仍然被守卫着,仍然有守卫。我们发现那些守卫就是《马太福音》、《马可福音》、《路加福音》和《约翰福音》,守卫着《使徒行传》,圣灵在使徒们中间行事的传记,就是新约的《使徒行传》。福音书的四个作者马太、路加、马可、约翰,都守卫着那个施恩座,表明那是神,是圣灵。今天,每节经文,马太、路加、马可、约翰,他们每个人都支持主耶稣基督的真正福音和圣灵所行的事。
32

呐,当我们超越了那个,它就不是圣经了。但圣经支持着真正的信息。像我们在《使徒行传》2:38发现的,“悔改,奉耶稣基督的名受洗,叫你们的罪得赦。”

今天他们采用父、子、圣灵的名受洗。没有经文支持这个。没有根基。没有,没有任何东西守卫那个,没有一样东西。你说:“《马太福音》说了。”《马太福音》守卫道,《马太福音》28章,1:18说:
18耶稣基督降生的事,记在下面。他母亲马利亚已经许配了约瑟,还没有迎娶,马利亚就从圣灵怀了孕。……这一切的事成就……19她丈夫约瑟是个义人,不愿意明明地羞辱她,想要暗暗地把她休了。20正思念这事的时候,有主的使者向他梦中显现,说:“大卫的子孙约瑟,不要怕,只管娶过你的妻子马利亚来,因她所怀的孕是从圣灵来的。”
那么,圣灵和父神就是同一位了,不然耶稣就有两个父亲。瞧?所以你们看……
21她将要生一个儿子。你要给他起名叫耶稣……22这一切的事成就,是要应验主借先知所说的话……
神与我们同在,称为以马内利,就是神,父、子、圣灵以一个名:耶稣基督,守卫着那扇门,反对错谬。
33

几天前在芝加哥,在芝加哥传道人协会面前,大芝加哥地区……我知道……晚上圣灵叫我起来,告诉我说:“站在窗边。有一群传道人,他们正在为你准备早餐会。要谨慎,他们想要藉此攻击你。”

我说:“谢谢你,主。”他指示我那地方是在哪里。
我去告诉几个传道人,卡尔森弟兄和汤米·希克斯弟兄,事情将会怎样。我说:“你们预订的地方,不会是那个地方。我们会在另一个地方。”说出了米德博士会怎样坐,一个黑人会怎样进来,这样坐下,和所有的一切。
34

那天早上他们说……我儿子对我说,他说:“爸爸,你去那里跟他们争吵吗?”

我说:“我不是过去争吵。我要过去,带着圣灵的恩膏和神的道,他会守卫那个施恩座,只要他在那里。”
所以,我们到了那里,在他们还没有机会问一件事之前,圣灵对我说:“现在是说话的时候了。”
我说:“我知道为什么你们在这里。”我说:“希克斯弟兄,你和基督徒商人会的头卡尔森弟兄,”我说:“一切岂不都照着前天圣灵告诉我的,你们得不到那个房间,我们会在这里吗?”他们那天早上得到了。我说:“瞧,每个人所处的位置都是完全照着圣灵所说的。”我说:“你们想要刁难我的事就是奉耶稣基督的名受洗。”
35

当我们……圣灵开始那样拿起神的道,揭开它,讲解它,所有那些三位一体论的传道人坐在那里,走下桌子,彼此握手,眼泪沿着脸颊流下来。我知道他们有七十二个人要来这会堂奉耶稣基督的名受洗。

施恩座被守卫着,瞧?圣灵守卫着施恩座。我们必须原原本本地持守它。让神的道……那些伟大的使者坐在那里,马太、路加、马可、约翰,支持新约的每个举动。
呐,那正是我在今早信息的第一部分所说的,让我们持守由福音守卫的这些事,瞧?让它呆在福音守卫的地方。
36

我们在那里发现,他们在旧约守卫着神的施恩座;在这里,马太、马可、路加、约翰,他们也都守卫着。甚至犹大支派的狮子舍去自己的生命,守卫那施恩座,他自己的血洒在施恩座上。今早他站在那里,这位伟大的征服者有一天要从东方降临,我们必看见他。

37

我们快点看一下,因为我知道有一个洗礼事奉。这七印封严的书是什么?哦,何等伟大的事!你们注意到没有,在这里说:“书卷背面有七印。”那是一些……哦,愿神现在帮助我们,赐给我们勇气,可能迟早我会把它讲给你们听。瞧,这没有写在道中,它被封在道的背面。书卷被这七印封住了。书卷的全部奥秘都被封在这七印中。这是整本《启示录》中最伟大的一章。瞧。

1我看见坐宝座的右手中有书卷,里(里面写着字,那就是我们今早正在读的。)外都写着字,用七印封严了。
圣经的外面,圣经根本没有说的,它被七印封在这里:神的奥秘。
38

呐,它是什么?呐,注意。一个印代表一件完工的产品,一个已经被检测、被证实,然后被盖上印的东西。在哪里?我们因受圣灵的印记现在有了得救的凭据。那是我们得救的凭据。

让我们回头看一下。我把一节经文记在这里了,是几节经文;我没有时间都看。但我们回到《以弗所书》看一会儿,读《以弗所书》第1章,这样你们就能明白真正的意思。
1奉神旨意,作基督耶稣使徒的保罗,写信给在以弗所的圣徒……
记住,约翰把这信送达与以弗所人,给以弗所教会和在基督里有忠心的人,那些人就是保罗讲道,带领长大,和用福音所养育的人。
……写信给在以弗所的圣徒,就是在基督耶稣里有忠心的人。(那是已经在基督里的人。)
我们怎么进入基督里?我们都从一位圣灵受洗,成了一个身体,就是基督的身体。
39

2愿恩惠、平安从神我们的父和主耶稣基督归与你们。

3愿颂赞归与我们主耶稣基督的父神,他在基督里曾赐给我们天上各样属灵的福气。
现在想一想。他曾赐给我们天上各样的恩典、福气,因为我们作为信徒、选民、蒙召的人在基督耶稣里聚在一起,被分别出来。他用自己的圣灵把我们印在里面,现在向我们启示未来将要给我们的一切东西。我们就要讲到七印。
4就如神从创立世界以前,在基督里拣选了我们,使我们在他面前成为圣洁,无有瑕疵。5又因爱我们,就按着自己意旨所喜悦的,预定我们藉着耶稣基督得儿子的名分……
这意思太美了!
40

让我们继续读一会儿。我想往下读,特别是12节、13节和14节。

12叫他的荣耀,从我们这首先在基督里有盼望的人,可以得着称赞。13你们既听见真理的道,就是那叫你们得救的福音,也信了基督,信他以后,就受了所应许的圣灵为印记。
“你信了以后……”哦,我的浸信会弟兄,你怎么能说那不是这样的呢?你说你信的时候就领受了圣灵吗?经上说:“信他以后,就受了所应许的圣灵为印记。”注意。
14这圣灵是我们得基业的凭据,直等到神之民被赎,使他的荣耀得着称赞。
41

接着我们发现,印的意思是一件由神完成了的事情;它已经解决了。每个基督徒都从一开始就受了这个应许的印记,因为在创世以前我们就被预定得着儿子的名分,在创世以前。哦,何等的希望;那使我们稳固、确实地安息,锚住,不再到处摇摆不定,而是锚在基督里的魂,一个确实的希望。“在创世以前预定我们藉着耶稣基督得儿子的名分。”哦,太奇妙了!我爱那个由神完成的工作。

42

让我给你们引述另一节经文。“他预先所知道的人,就召他们来;所召来的人,又称他们为义;所称为义的人,又叫他们得荣耀。”从起初一路下来,神在他无限的思想里,预先看见他的教会,预定它藉着耶稣基督得儿子的名分,在时代的末了要赐给他们永生。何等美丽的事!内维尔弟兄,这真使我觉得好多了。藉着耶稣基督的血得儿子的名分。

43

当我们继续讲时,请注意。我们知道这是一件完工的……我们是被预定要跟羔羊在一起的。圣灵是我们的印。“凭据”的意思是“还有更多的要来”。我们现在只有它的凭据。凭据只是预付定金(哦,太美了),持有它、获得它、锚住它的预付定金,这样就没有别的人能动它。它是我们得儿子名分的凭据。阿们!圣灵现在是神在我们心里(印)的凭据,儿子的名分在人生道路的尽头等候我们:神的儿女。

44

我们快点翻到另一节经文,我记在另一页上。《罗马书》8:22,我想它太美了。昨天查考时,我在这里写下了几节我想要参考的经文。

22我们知道……我们知道一切受造之物一同叹息劳苦,直到如今。23不但如此,就是我们这有圣灵初结果子的,也是自己心里叹息,等候得着儿子的名分,乃是我们的身体得赎。
哦,你们看到了吗?保罗说:“一切受造之物一同叹息。”一切都在叹息。看看那些树是如何挣扎的。看看那些花是如何为生命挣扎,只是因为霜冻要使它们凋谢。看看那些树是如何挣扎,要伸出枝子来向神歌唱荣耀。瞧?一切,所有的自然界,所有的动物,所有的鸟,它如何迅速地飞离敌人,离开,一切都在叹息。“就是我们自己……”保罗说:“我们也是自己心里叹息,等候我们身体的得赎。”
45

但现在,这些年来,它们一直都是这样,直到现在我们才得着基业的凭据。哦。我们有什么呢?我们有了神活着的证据。我们有了神与我们同在的证据。我们有了神不丢弃我们的证据,我们是他的,他是我们的,因为我们,在我们的身体里,我们现在是神圣灵居住的帐棚,呼叫:“阿爸,父!”没有任何东西能把那个夺去。我们锚定在基督里了。

那些树没有这个;自然界没有这个;但我们仍然与它们一同叹息,是因为我们还没有领受儿子名分的丰盛。但我们有了它的凭据,我们从世界上的事中被捡出来,现在成了神的儿女。我们应该是什么样的人?哦,当我们想到这个!想一想。
我们有了凭据;我们的灵在为丰盛的儿子名分叹息,但现在我们有了它的凭据。当我们领受圣灵时,它是我们完全的儿子的名分或者说,是完整救恩的凭据。哦,太美了。我真爱这个。好的。
46

我们正等候完全的儿子的名分。这会发生在什么时候呢?在第一次复活的时候。就在那个时候,我们的身体要从我们现在这个讨厌的受造物改变,我们就要有一个身体,与他自己荣耀的身体相似,因为我们必见他的真体,我们就要像他。当他显现的时候,我们要在他的样式中显现。我们要有一个身体,与他自己得了荣耀的身体相似,今生一切的试验和挣扎都要消失在薄雾中,吹散,再也不存在了。

现在我们在里面叹息的这些属地的帐棚,我们正等候那个凭据,等候救恩的凭据丰丰富富地来到。但现在在这些尘土的帐棚中,我们有一样东西告诉我们,我们已经复活到这个程度了。阿们!凭据是什么?是持有它的定金,道奇弟兄。那是凭据。
呐,从前我们爱世界上的事,从前我们犯罪,所做的都是世界上的事,不关心神,我们与他是局外人,没有神,没有基督,活在世界上,现在神差遣他的圣灵,藉此我们被举起来,脱离了那些事。现在我们有凭据,我们知道我们已经出死入生了。阿们!
在这里,我想要竭力表明这点。这是普通罪人所奔跑的地方,就是在这底下。基督徒上到了比这更高一点的地方,他超越了这一切东西。那是他得救的凭据。
47

你可能知道异象能给你带来什么。愿神帮助我,他是我的审判官,我不想再有任何的异象了。如果有,我也只会自己守着,瞧?因为我看见它所做的。人们还没有为这样的一个事工做好准备,所以你只得由它去,你瞧?回到这里。如果我再去事工场,我将是个传福音的。但瞧这里。在这里,回到这里,在这上面,你上到了天上。你活在上面的领域里。你超越了人所能思想的任何东西,超越了那些东西。它领你进入那些空间。

48

但你瞧,现在我们藉着圣灵有了基业的凭据,因为我们被举起来,脱离了世界上的事;虽然我们与世人还在一同往前走,但我们超越了世界。哦,内维尔弟兄,愿神怜悯,应允永生神的教会。

当我们到了一个地步,以为教会,一个漂亮的教会,我们想要跟世界上的事比较。我们想要有一个比他们更好的篮球队。我们得有一个更好的房子。我们得有一个更好的掷色子游戏。我们得有一个更好的这个那个或别的。我们怎么能跟世界的魅力和闪光比较呢?我们不是……福音不是一个闪光,而是发光。闪光和发光是有差别的。
49

瞧,我们只是在到处走,正如我说的,把一具尸体从一个停尸房搬到另一个,像那样改变会员等等。瞧,那对我们有什么益处呢?我们想要让它成为闪光、又大又好的尖塔,又大又好的地方。我们得比卫理公会更好,或比浸信会更好,我们都想要跟天主教相比,我们有掷色子游戏、晚会、晚宴、娱乐等等各样东西。

这个教会决不能跟世界比较。你和你教会的娱乐怎么能跟共济会会所或那些会娱乐的任何一个相比呢?那是他们的地盘。不要试图去到他们的地盘。
50

但我们有他们所没有的东西。我们有耶稣。如果他们想要一样东西,就让他们过来这里。呆在基督里。我们有耶稣。他们没有,他们没有耶稣,直到他们过来这里。当我们去到那里时,我们就离开了基督的地盘。

不要试图闪光,要发光。你不能发光,你得让它藉着你发光。瞧?
小小的萤火虫,它发光,不是因为它想发光;它的确发光,因为它里面有某个东西在发光。那不是由着它自己;是它里面有个东西藉着它发光。
瞧,对圣灵也是这样的。我们用不着受欢迎,与众不同,是另外的任何东西;只要放松,过一个敬虔的生活,让神通过你活出来。那个会为福音发光。瞧?不是闪光,闪烁,猴子喜欢那样的东西、任何闪光的东西。你知道,猴子总是喜欢闪光的东西。但发光是圣灵温和、醇香的甜美。
51

我们正在等候那个复活。但现在,你们明白吗?如果你们明白我说凭据的意思,请说:“阿们!”我们……我们知道我们已经出死入生了,因为我们被举起来了。我们被举起来,不是凭自己,而是被举起来,脱离世界上的事,让我们爱每个人。神爱我们,我们知道这个。我们察看自己的生命,看到那是圣灵,因为我们再也不在乎世界上的事。瞧?就是这样。只要你爱世界或世界上的事,神的爱就还没有在你里面。瞧?只要你超越了那个,你就知道你有了基业,瞧?你走在通往完全得赎的路上。

呐,那个不会来,你瞧?直到我们先……我们必须先看到耶稣。他来的时候,我们就会有一个身体,与他的身体相似,我们就会像他一样。是的。
52

我们看到一些失落的东西(因为圣经这样说,在书卷这里),救赎了我们。我们是从什么得赎的?我们必定是失落了某个东西。在你能得赎之前,必须有一个把我们赎回来的东西。我们拥有的一切基业都被赎回来了。曾经一个时候我们必定有一样东西,是我们现在没有的,好让这只羔羊来救赎。瞧?我们一定是失落了什么东西。

53

注意。我们失落了什么?瞧,亚当被赐予拥有永生,只要他吃那些树上的果子,他就有永生。我们又注意到亚当是……他承受了地球。他是个管理地球的业余的神。地球是他的。万物都交在他手里,他想做什么,就可以做什么。他给它们起名字,叫它们,他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他确实是神的一个儿子。

在堕落中,亚当丧失了那个所有权证书。他丧失给了撒但。撒但拿了所有权证书。亚当非常懒散,他没有赎回他的权利,因为他无法赎回他的权利。但是撒但,他没有合法地拥有这地,但他却占有了这地,他成了这地上的神。圣经这么说。他占有了这地。不是因为他真的正当地得到,但他占有了这地。你们明白吗?撒但占有了这地,他把这个握在手里。死亡在他手里;地球在他手里;世界在他手里;列国属于他;他管辖和控制全世界以及世界上的一切。撒但控制着。
54

但是感谢神,我们不属世界。瞧?所以,就是这样。瞧?我们……我不是指教会;撒但没有控制教会。他只是控制世界。撒但说他们是他的,他是世界的神。耶稣说他是,他现在也是。“他是这世界的神,蒙蔽了世人的眼睛,”这地上的神。耶稣是天上的神。撒但现在是非法地拥有这个。亚当不拥有这个。他丧失了……

亚当丧失了这个所有权证书,和我们现在拥有的一切,永生和地球的继承权。耶稣在《马太福音》5章说:“温柔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承受地土。”瞧?我们现在还没拥有它。
瞧,这世界不是给亚当和他的后裔的。亚当的后裔也绝对失去了一切。它不属于亚当的后裔。不管我们试图如何美化这个世界,试图如何建造美好的家园等等,它仍然不属于亚当的子孙。不,先生。它不归亚当的子孙,不,先生,因为撒但把它锁住了,上了枷锁,掌握住了它。是的。因为亚当丧失了它。
55

哦。是的,有太多的事可以说了。我现在真不想占用你们太多时间,我们还得给人施洗。好的。

撒但占有它,但他是非法地得着;撒但持有它。当正当的所有者……正当的所有者失去它的时候,只有一个办法能够赎回它。就是藉着一个至亲者,是唯一能正当赎回它的人。当然,我们在从童贞女所生的耶稣基督身上有了这个至亲者。
56

我想在这里说一件事。我们想要回顾的第一件事是,如果我们回到旧约,我相信我写在这里的什么地方了,《利未记》25章。在《利未记》25:23-24,你们正在记的人,可以找到救赎的律法。

要赎回任何东西,当人……当神藉着约书亚分给以色列人地业时,每个支派和每个人都分得了一块地;他的儿女继承了他的财产。
如果这个人贫穷了,失去的东西归给了另一个人,这个……唯一能赎回它的办法就是通过一个至亲者。但它最终必须回来。这人只是占有一段的时间。它必须回到原主人那里。是的。它必须回到原主人那里。如果他们是在犹大支派以外,如果它是……如果他在那里,这块地分给了他父亲,那地要给他,或某个至亲者可以接受这地。但现在,没有其他的人能正当地……他们可以占有它;他们可以占有它的产权。他们可以占有产权,直到债务还清了,但当合适的人出现,这人……
57

比如说,如果我拥有一份地产,我失去了它,我把它卖给了内维尔弟兄,他是属于犹大的另一个支派,或许卖给了一个外人。他正当地得到了这财产,他得到了,他可以来这里耕种,从中得到收成等等,但其实他只是持有产权。“他不能拥有它,”那是以色列人的律法。你们读一下,读一读,在《利未记》25章读一下,就会看到他们不可能合法地拥有它;他只是持有它。

58

瞧,比如,我儿子想要……在后面的比利想要拿我的……来买这块地。如果这外人或内维尔弟兄,或其他人占有这块地,持有它的产权。如果这是我最接近的至亲,是我的血亲,他就再也不能持有它了。是的,先生。当那个价钱付清的时候,他必须交出来,(是的,先生。)

比如说,他付给了他二万五千美元,得到了这块地。瞧,比如说,托尼弟兄过来说:“内维尔弟兄,我要买伯兰罕弟兄的财产。”他不能买。
内维尔弟兄会说:“不,先生,我不想卖。”
“哦,你要卖多少钱?”
“二万五千块。”
“好,我会……我会给你三万五千块。我会给你多少多少。”
“我不在乎你要给多少。我不想卖,我要留着。”
但是比利·保罗可以走过来,说:“我要我爸爸的财产,这是二万五千块。”他就必须把这地业还回去,是的,因为那是律法。
哦,哈利路亚!我希望你们基督徒们明白了。我们是地上的盐。神把这个赐给他的儿子们。他赐给我们权力管辖所有自然界、所有动物、所有的一切生命。但是我们的祖宗亚当把它丢失给撒但了。它回到哪里了?正当的所有者,创造它的神那里。阿们!
59

难怪约翰说他大哭,因为他找不到一个配赎回它的人。这人必须配。约翰说:“没有一个人能拿书卷、观看它或揭开那些印,我就大哭。”他说:“天上没有人,地上没有人,地底下没有人,到处都没有人……没有人……”

他从未提到天使。记住,这地没有交给天使。它是人的基业。加百列配,肯定的;别的天使配;米迦勒可能也配,不像……他可能配做这事,但没有一个人配。瞧?约翰大哭。
有人说:“因为他发现自己不配。”不是这样的。这人在圣灵的影响下,他不可能犯那样的一个错误。但是他……他……不但他不配,他发现没有人配。
60

就在那个时候,他说一位长老或大力的天使走上来,说:“不要哭!犹大支派的狮子(阿们!),大卫的根,他已得胜,”阿们!换句话说,征服了。“他配拿书卷。”阿们!

记住,约翰直到这个时候还没有看见他。为什么?他坐在,坐在那里的宝座上,在神的宝座上。他在圣所里面。约翰直到这个时候还没有看见他,于是约翰期待看见狮子上来,但他却看见了羔羊。
61

就是这样,弟兄们。藉着温柔,藉着甜美,藉着圣灵我们得胜了,不是某个大有能力的知识巨人,而是那能谦卑自己的人才是得胜的人。那被踢来踢去,却仍然是基督的仆人的,才是得胜者。

约翰说:“他已得胜了。他配拿书卷,揭开它,揭开其中的那些印。”
我们过一会儿会发现,可能不是今天,这些印掌管着什么,它们做了什么。
62

我们来谈一谈救赎。在这个人能救赎之前,首先他必须配,他必须是合适的那种人。所以,当耶稣基督为童贞女所生时,这点就成就了,因为他是神。他是神自己成了一个人;他是神在人的肉身中。他必须配,耶稣基督纯洁的血使他配。

我们发现,如果你想查考有关的经文,《彼得前书》1:18-20,如果你们把经文记下来的话。他必须配。他配,因为他披戴上了人的样式。他成了人;神成了我们的至亲者。在这里,我们看到了这美丽的一幕,即耶和华神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作为一个配的人。阿们!
他得胜了。神披戴上了人肉身的样式;他来到地上,降生为一个小婴儿,行走在我们中间。藉着他圣洁的血,他得胜了。
63

在旧约,一个人要如何宣告他自己的财产,他怎么做呢?他带一个长老,十个长老,到城门口,介绍他要做什么,要赎回他失落的,表明他是谁,给出见证。我们在路得、至亲者和波阿斯身上看到美丽的故事(因为我写了一点笔记,这样就不会忘了,今早太紧张了)。我们不久前讲过了这个。我要你们注意这个安息的三个阶段。

64

我要你们注意教会的安息,完全是一回事。注意。首先我们发现,正如我们讲过的那篇道,“至亲救赎者。”神成了肉身,为了成为救赎者。他在第5章这里是那位,在第5章,说……

3在天上、地上、地底下,没有能展开、能观看那书卷的。4因为没有配展开、配观看那书卷的,我就大哭。5长老中有一位对我说:“不要哭!看哪,犹大支派中的狮子,大卫的根,他已得胜,能以展开那书卷,揭开那七印。”(他是那位,他是我们正在仰望的。)
65

注意路得……拿俄米……波阿斯是一个完美的图画。拿俄米在饥荒的时候离开了教会,离开了国家,去到了摩押地,住在那里,寄居。她失去了一切所有的。她离开的时候,他们在那边时,她丈夫以利米勒死了,留下产业归给了别人。后来我们来……她回来的时候,带着年轻美貌的摩押寡妇回来了。当波阿斯看见这个寡妇,他是基督的预表,他爱上了路得。他爱路得。所以他必须赎回,他能得到路得作妻子的唯一途径就是赎回他兄弟以利米勒所失去的。

66

于是他问他的另一个兄弟愿不愿意赎,一个比他更亲近的人,这人不能赎。于是他下去为神的律法做了一个完美的典范。他去到城门口,脱下鞋子,说:“今天大家当知道,我已经赎回了拿俄米所有的一切。凡她所有的,凡是我兄弟以利米勒失去的,现在我是最亲的至亲者,我是那个能赎它的人,我来认领它。如果这里有任何人能说明一个理由,或任何人比我更亲近,就让大家知道。”每个人都闭口不言。于是他脱下鞋子扔掉,作为一个见证,“我已经赎回了我们兄弟以利米勒所有的一切。”为什么?他是一个至亲者。他是至亲救赎者。哦,那真是太美了!那是如此美丽的一个故事。

这段时间,路得在安息,等着看事情结果如何。这时波阿斯回来了。没有人作见证反对这个。波阿斯回来赎了拿俄米。并娶了美貌的摩押女子路得,他们结了婚,靠这份产业生活。何等美丽的故事!
67

那是路得的三个站点。路得,路得决定,她决定她要不要做出决定回到家乡(就像教会一样);路得事奉,她出去捡麦穗。路得安息,那是路得(教会)现在所做的。路得,得到赏赐,那是下一件要发生的事,就是教会的赏赐。

68

我们不能……没有时间,因为你们有洗礼事奉,现在是十一点过一刻了。或许下个星期天或将来某个星期天我们要拿起这个,若主愿意的话。我想在这里记下这个,指出这七角和七眼,那七印,七个事工,教会的七位使者,七星,七……哦,你们……

这里把整件事都连在一起了。是的,先生。必须配,耶稣配。他再来的时候,我们要完全地享受一切救赎的福气。温柔的人必承受地土。男人、女人回到神的儿女。完全的千禧年要开始。何等美丽的事!
69

大力的天使大声宣传说:“有谁配?有谁能做这事?”

于是长老说:“不要哭!因为犹大支派的狮子,他配,他已得胜了。”
“他拿了书卷,展开书卷,揭开其中的那些印。”约翰从未说出发生了什么。当我们讲到那七印在整本圣经中被揭开时,注意发生了什么。就在我们现在要讲的这本七印封严的书中,掌管着神一切救赎福气的全部奥秘。记住,他是羔羊,他是唯一能救赎这个的。记住,书卷的背面被封严了,不是写在里面。背面被封严了,没有写在里面。他是唯一能打开书卷,展开书卷或揭开那些印的。他是唯一能做这事的。
70

关于它是什么,人们可能在这里为此而争论不朽,但只有他才有神圣的权利来讲解它。但背面没有人能做这事。它属于耶稣,单单属于他,他是那位能把那七个奥秘揭开的。注意这里,每一点都是关于救赎,教会怎么被赎,什么将是被赎的。

哦,我们当全心爱他,做我们所能做的一切。
71

某个作者正在写一个故事。在我结束,把聚会交给内维尔弟兄前,你们喜欢《启示录》吗?哦,我真是爱它。我们今早只讲了三节经文,但我们以后会接着讲的。注意,我们只……

一个作者正在写一本关于年轻姑娘想要寻找神的书。许多时候我们寻求神,寻找神。如果神在到处……你有一个大的……瞧,如果他有一个大宝座安设在这里的什么地方,每个人都会相信神。如果神坐在这里什么地方的大宝座上,说:“他坐在某个城里,他在这里。这是神,你们去他那里。他能这样转变[原注:伯兰罕弟兄打手指。]。”嗯,每个人都会相信他。就不需要信心了。我们根本就不需要有任何信心了,瞧?就会是那样的。那是在千禧年里,但现在神正在呼召,竭力找到那些人……看起来神秘和黑暗,你不知道要怎么做。但是凭着信心我们相信它。我们相信它。那就是这个的原因。你明白吗,埃尔默弟兄?瞧?
72

如果神坐在一个宝座上……你说:“嗯,这是……神在这里,他住在某个地方;我们下去那里说:’亲爱的先生,神啊,你会这样做吗?’”

“是的,我会做这事。”[原注:伯兰罕弟兄吹气。]事就会成就。瞧?当然,那是神。瞧?我们能明白那个。那就不需要……就不需要信心了。当你肯定时,信心就没有用了。
73

如果这个世界的每个人都是基督徒,会怎么样呢?如果每个人都是被圣灵充满的基督徒,会怎么样呢?嗯,我们再也不需要任何信心了,根本就不需要信心了。信心是……我们得救凭的就是信心。那就是必须有一些人不同意的原因,这样我们就能操练信心。你们现在明白吗?你必须有另一面。瞧?你必须有坏女人来突出真正的女人。瞧?必须有谎言来使真理肯定,使它能好好发光。如果一切都是真理,那就非常普通了。瞧,明白吗?但是你瞧,它是君尊的事,是真实的事,当真理和信心等等……就是这样。

74

我们必须有这些正反两面。事情必须这样。你必须有好的日子来使你喜爱,哦,有坏日子来使你喜爱那好的。你必须有一点疾病来使你喜爱健康。瞧?你必须有山谷来使你喜欢山顶。有朝一日,一切都是山顶,一切都是健康,都是神,一切都是喜乐。那将是……那将是没有穷尽的喜乐。但在那个时间之前,瞧?我们必须有这些正反两面。

大家都明白这个,请说“阿们”。[原注:会众说:“阿们!”]
75

这个姑娘说她想要寻找神。她到处去……她去这个教会那个教会,无论什么教会,但她找不到。一次她发现自己走在路上;有一个小个子老人走下来,一个小个子,他背上驮着整幢大教堂。他正走在路上。这姑娘说:“哦,良善的人。”她说:“你太好了,但你把这一切都驮在背上。那会压碎你的。”

他说:“不,它不会压碎我,因为我就是它建造在上面的磐石。”那就是他。
我们祷告。
76

万古的磐石啊,我太高兴正行驶在一幢大教堂里,知道我们正安息在那磐石上。哦,这磐石……“它不过是纸。”当磐石开始背着它飞快地前行时,悠扬的钟声开始在里面敲响。万古的磐石啊,把我们藏在你的怜悯里。带我们走在路上和生命的河上,使我们的心一路充满喜乐并对你发出叮当的赞美。

我们为今早圣灵在道里的造访而感谢你,因为圣灵进来使道对我们变得如此真实。赦免我们的缺点和我们所做或所说一切错误的东西;赦免我们。父神,帮助我们成为更好的基督徒。我们祈求你的怜悯降落在我们身上。
主啊,我祈求,如果这是你的旨意,让我们能很快回来,在这里讲完这几章,讲这七印。我们……主啊,我们盼望你让我们那样做的那个时刻。父啊,就在我们的小教会里,我们祈求你应允我们这事,使我们能明白神的这些伟大的事。主啊,不是因为我们配得这个,乃是我们饥渴的心相信。我们祈求你应允。
77

主啊,我们为我们的内维尔弟兄、神差派给我们的忠心的牧师祷告。我们为他祷告,愿你帮助他,祝福他,他和他甜美、美丽、可爱的妻子,还有他的孩子们。

我们为所有的理事和执事以及每个来这教会的人祷告。不但为我们,还为别人和所有求告你名的人,我为来自全国的朋友们祷告,只要一通知,他们就来到了这里。父啊,我真为此感谢你。
我祈求你加快耶稣回来的日子,我们大家就要聚集在一起,那里不再有白天,也没有黑夜,不再有时间,而是融入永恒,我们大家就能永远在一起。主啊,求你应允。
主啊,如果今早在这里还有人不知道你是他们的救主,愿他们想要熟悉这位手里握着七印封严的奥秘之书的羔羊。神啊,愿我们熟悉他,将来当我们看到那些印被揭开时,我们就能看到神在对我们说什么。我们为了神的荣耀,奉他儿子耶稣基督的名求。
78

当我们低头时,有没有人说:“伯兰罕弟兄,当你祷告时,请记念我,我想在祷告中被记念?”神祝福你。神祝福你。神祝福你,你,你。是的。神恩待你们。是的。可能有两打或更多的手举起了。

哦,主啊,你看见他们的手,你知道他们的愿望。你知道他们心里是什么;我不知道。主啊,我祈求你向他们启示你的良善和怜悯。原谅他们,不管是什么。如果是疾病,主啊,请医治他们的身体,使他们痊愈。父啊,动工吧,圣灵正在聚会中,在会众中,愿天上伟大的神大大地恩膏,祝福在神面前的每个人,使我们今早从这里离开时,说:“我们的心岂不是火热的吗?”主啊,求你应允。
79

我现在软弱疲乏;我的声音没了,神啊,我为自己的力气祈求。你会帮助我吗?你会加给我力量吗?主啊,修补那里的小伤口。请你让神的圣油运行在这里,在其它每个伤口,主啊,从每个地方到每个人。主啊,我们想活着尊贵你和荣耀你。求你应允。医治所有的病人和痛苦的人。主啊,归荣耀于你自己,因为我们晓得过不多久,我们将不再有这些聚会;它们将消失,它们将成为过去。

父啊,请祝福,我们大家一起奉耶稣基督的名求。
父啊,我们也要祈求你记念今早要奉主耶稣的名受洗的那些人,愿你赐给他们圣灵的洗,大荣耀和尊贵。求你应允,父啊。我们现在把这一切都交托给你。
父啊,和这里所有的人一起,我把自己加进去。不要忘了我,主啊,请帮助我。我奉耶稣的名求,阿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