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0515 在这里有一人比所罗门更大

1

非常感谢你弟兄,今晚又来到这个讲台上服侍主真是太好了。在这里,我要特别问候那些在这个讲台后面支持我的弟兄们。我很高兴能来到这里。我想知道,我的朋友克里斯·伯格在哪里?我找不到他,也看不到他。他在哪儿?哦,你在这儿,克里斯。别碰我的灰熊![伯兰罕弟兄笑了。]哦,上次在这里,克里斯和我度过了多么美好的时光啊!我每天晚上都在找他。

2

我相信,我犯了一个错误。我说,我得出去和本初德家吃晚饭,但是我发现那不是本初德。我以为是本初德的女儿嫁给了某人。我忘了……是内斯戴德。哦,内斯戴德弟兄和姐妹,如果你们在这里,对不起,开始我以为你们是本初德。我以为那是对的。我不确定,但是我以为那是对的。所以,我还是对了一半。但是,无论怎样,我得说他们热情得简直要把我杀了,差不多就是这样。所以我们很感谢大家。

3

今天,通过来自道森克里克的弟兄(我叫他埃迪弟兄),我知道我的老友德尼弟兄仍然活着,而且我通过在那里的另一位传教士,当戴拉把手帕放在她长了肿瘤的乳房上时,得到了医治。为此我非常高兴。但是,我听说德尼先生病了……我想一到道森克里克就去看他,告诉他主的救恩;因为他答应过,在我离开后,他会祷告并求神来帮助他。

一个很好的老人,只是生活在丛林里,我猜他从未想到过神;但现在,或许当他躺在病床上时,我可以真正地跟他谈谈了。所以,你知道,有时候,神不得不让我们躺下,好叫我们仰望他。神有一套自己的做事方法。
但德尼给我写过一封关于她女儿的信,告诉我说这是他唯一一个不抽烟的女儿,他很为她高兴。然后,另外一个从他那里来的传道弟兄告诉了我主耶稣为他行的奇妙的事。我相信神会继续与他们同在。
4

呐,这次的小聚会和交通的时间……我不知道在这个国家有这么多的传教士。老实说,我真不知道这个。这很好!我很高兴看到,在这里,你们有好的属灵带领,而且他们会教导你们主的道路。我在这里只是回应祷告,走在他们已经奠定好的地基上。如果要归功的话,应该归功于那些来到这儿,并建立起了这些工作的人们。他们祷告,并相信神会在这最后的日子里做这些事情,而且告诉你们这些事将会发生,现在,它们就在我们眼前发生了。

呐,我们希望你们记住,在这世界上最强大的力量就是祷告。祷告甚至可以改变神的心意。有多少人知道这个?一天,神告诉一位先知,“去告诉国王,希西家,”神说:“去告诉他,当留遗命与他的家,因为他快死了。”然后,当先知以赛亚(你能想象出那位先知有多么尴尬吗?),沿着路边走时,门外的穷人问,“噢,伟大的先知,主有什么话带给我们高贵的国王吗?”
“主如此说,他快死了”
站在门口的士兵问:“噢,伟大的先知,对我们的国王,主有什么话说吗?”
“主如此说,他快死了”
希西家问他自己的情况。“快死了,你下不来这张床了。”
他知道这是主的话,于是,他转脸朝墙失声痛哭,说:“主啊,求你记念我,我在你面前存完全的心。”这是一个很大的见证。“我在你面前存完全的心。”他想再多十五年的生命。
5

看起来好像,如果神想要准许他……他是这王国里最伟大的人,看起来好像神只要说:“好吧,希西家,我会让你多活十五年。”但是你看,神有一套自己做事的方式。不是亲自去告诉希西家,神反倒走下来,到以赛亚在树林里搭建的小茅草屋里,神说:“回去告诉希西家,我听到了他的祷告。我应允他。”看,祷告改变了事情。看,祷告改变了一切。

那个尴尬的先知回来了,“你为什么回来,主的先知?”
“主如此说,他会活下去。”
士兵问:“怎么说?”
“主如此说,他会活下去。”看,是什么做成的?从死到生,祷告改变了一切,改变了从死到生的处境。它会为你做同样的事。它会为我做同样的事,这取决于我们对神的态度。
6

现在,记住,如果你求问过什么,内心却又不相信它会成就,那它就不会成就,无论你求问多少遍。但是若你确信,就没有什么能够阻止它发生,它一点会发生,它必须发生。

我五十二岁了,我已经侍奉有……大概三十一年了。我知道这些异象在我只有两岁时就开始发生。我相信恩赐和选召是没有后悔的。我相信它们是神按照自己的旨意给我们的礼物。
在每一个地方身体里面都有九种属灵的恩赐。我们相信这个,在《哥林多前书》第十二章。但是,有五种恩赐是神按立给教会的,身体的恩赐。第一个是什么?使徒,这不是……事实上,在我们这个时代,是传教士,因为使徒和传教士是同一个词。传教士意思是“一个被差的人”。使徒意思是“一个被差的人”。瞧!使徒、先知、教士、牧师、传福音的。看?五种恩赐。一个人不可能因为他想当使徒就成为使徒。是神把他们安排在教会中。而他不可能因为想当个先知就可以成为先知。
7

在教会里,有预言的恩赐,但是预言的恩赐与先知之间有很多的不同。看到吗?一个预言的恩赐必须先站在三个辨别的人面前,被辨别它是否正确,然后它才能被交给教会。它可能今晚发生在这个女人身上,却在她的余生中不再出现。可能下一个晚上在这个女人身上,再下一个晚上在那个男人身上,它是在地方身体中的恩赐。但是,预言是一个职务,一个先知,生来就是(明白吗?)与生俱来。

耶利米是一个先知。神说,“我未将你造在腹中,我已晓得你;你未出母胎,我已分别你为圣;我已派你作列国的先知。”施洗约翰,在他出生前的七百一十二年,以赛亚就看见了他:“在旷野中有人声喊着说。”一位主的先知。耶稣基督是神的儿子,来自伊甸园,女人的后裔要伤蛇的头。
8

老国会议员阿普肖说,“你不可能成为你不是的人。”他是一位美国国会议员,竞选过总统。他不是不知道,只是他用了我的语言,我的表达方式。但这是真的。你只能是……这正是今天我们的问题,朋友们。整个世界似乎都是这个样子。如果神造我们是什么,我们就成为什么的话,那么你们就……号角就不会吹出无定的号声了。它会吹出一个确定的号声,而且整个世界都会知道它(你瞧?),这时它听起来才正确。

因此,一个传道人不可能因为他父母想让他当一名传道人而成为一名传道人,他只有被神呼召才能成为一名传道人。没有什么比看到我的儿子比利·保罗成为一名传道人更让我心里高兴的了。但是,与其送他去学校,使他成为一名传道人,我更宁愿他做个洗痰盂的,也不愿让他成为他不是的人。(明白吗?)请原谅这样粗鲁的说法,我不该那么说。瞧?这听上去不雅观,但你们知道我想说的。我宁愿他做别的。
9

但神使用了比利。我的儿子成了我得力的助手。因为当我们第一次开始发祷告卡时,我们发现……我们有个人在那边发,他是个传道人。祷告卡的事情让我们很头疼。起初,我们在要办聚会的每个地方发祷告卡。所有的赞助牧师都为他们的会众取一百张祷告卡。但第一个牧师带着他的团队进来。就基本上全占了。其他人都进不到队列中来。

那么我们说,“好,我们会在我们来的第一天就下去发出所有的祷告卡。”这不是为小聚会,大聚会才这样做。所以,第一天我们就不得不发几百……三百张祷告卡;那么后来的人就没办法了,因为他们肯定进不了祷告队列,因为我们无法让所有人上来。四、五或六个人一个晚上,我们只能做到这么多。瞧?然后接下来我们做的,是让一个传道人去发祷告卡。然而,却发现,当他进了城,在自己的组织里,他得给他们点好处,不然他们就会把他赶出去,或者会伤感情。
10

于是我就派一个普通人去发,结果发现他在卖祷告卡。保证……有个人说:“如果你保证我的妻子在前排的话,我就给你五百美元。”有人无意中听到了,在交易之前告诉了我们,所以才阻止了这件事。于是,我让自己的弟兄去发祷告卡。我知道他不会卖祷告卡。

你知道,世人就想找一些这样的事。但是在我们的聚会中,任何人都知道,钱是最次要的事。我努力保持一个清洁的名声。我一生中从未收过一笔奉献。我已经传道三十一年了。在我的生命中,从未接受过任何奉献,而且从未要求过别人的奉献。从来没打算过。这不是……我们不是为钱而来的。我们来是为了看看我们能帮什么忙。努力和这里的弟兄们一起,肩并肩的工作。这才是目的。
这些恩赐能使我在几天的时间内成为千万富豪。你知道那是什么。是的,我猜你看了报纸,在加利福尼亚那个千万富翁在一次奉献中,给了我一百五十万美元。联邦调查局的人把钱带给我们。嗯,我说:“我甚至没有看那些钱。”瞧?我说:“我不收钱。”我不能有钱啊之类的事。噢,怜悯。我?我没有……我根本没有足够的脑子去管理那么多钱。要是我有这么多钱会怎么样?那我就会为这些钱操心。明白吗?还是让他们去操心吧!如果我需要,主会说:“给他这么多。”你看?所以,就是这样。
11

我……我与罗伯兹弟兄,奥洛·罗伯兹谈过话,一个英勇的伟人,罗伯兹弟兄。这个人每天要有大约一万美元。嘘!神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他没有把这个责任放到我身上。我绝对做不了这个。一天一万美元。我会疯掉的,如果每天要一万美元的话。另外……哦,假使我每天得要有一万美元,主叫我到大草原城来,我该怎么办?看?我没有任何广播节目,没有什么可卖的,我每天连十美分也不必有。瞧?

我唯一要做的,就是使自己远离一切,保持自由,这样我才能去任何神告诉我去的地方。如果是去到一个……我曾在一个只有三十人的地方举行了两个晚上的复兴会。我知道那很可怜,零下十度左右,站在外面都快冻僵了,还有那些生病的婴儿啊等等。但是主告诉我去,我就去了。然后,如果主想让我去非洲向十万,二十万人传道,他把这感动放到某人的心上,送我一张支票让我去,我就去了。所以,瞧,我的父拥有这一切,我不必为此担心。只要……我喜欢像这样,神告诉我去哪里我就能去哪里。看到吗?
12

哦,克里斯,如果每天都得有十万美元,那我们就不能去打熊了。我真是做不到。但是我很高兴自己是自由的,因此我能够来到我的弟兄们这里,这位年轻弟兄的小教会,或者主带领我去的任何地方,只去主带领去的地方。这才是我喜欢的样子,自由。(瞧?)没有什么约束我或控制我,准备好去任何地方,任何时候,神告诉我做什么就做什么。我发现这才是美好的人生。非常好。

我可以真诚地说,在这讲台上(这可能是我带给人类的最后一篇信息)。几天前我五十二岁了,在我的生命中我从未诚恳地求过神什么,而他不给我的,否则他也会告诉我他为什么不那样做。呐,是的,很多次他拒绝我,但是他会告诉我为什么。它总是……他的方法是最好的。我发现,如果他给了我,那就会毁了我。你看?所以我就一直这样,说:“主啊,无论你想要给我什么,我都接受。”所以,神一直看顾我。
13

但是看,在这些聚会中。每当你听到……当辨别心思的时候,神在告诉你,那是你自己在做。你不知道,但那是你自己的灵,就像那个摸他衣服的女人。但是当神回应时,这是你自己从神那里拉动。瞧,神没有使用他的恩赐。我们都知道神在基督里叫世人与自己和好。现在,我们知道耶稣基督,神的丰盛居住在他里面。但对于我们,我们拥有的圣灵是有限量的,为着各人的益处分给众人。

呐,比方说,假设我去到海里,从海里取一匙海水,你们不要错过这个。瞧?但是我可以把这匙水带去实验室,它里面的化学成分和整个海洋的海水是一样的。只是它没有那么多量。呐,我们想到在我们身上基督的灵(瞧?),那只是他里面的一匙。瞧?基督拥有所有的圣灵。神把所有的都倒进了基督里。基督把所有的,都倒进了教会里。
14

有多少五旬节派的信徒在这里?让我看看你们的手,五旬节派的人。好的。你知道神在五旬节那天做了什么吗?圣经说,他们聚集在楼上祷告,突然有响声从天上下来,像大风呼啸而过,充满了他们所在的整个房子。然后有火焰像舌头一样向他们显现,分开落在每个人头上。他们全都被圣灵充满,开始用圣灵赐给他们的口才说起别国的话来。我们知道那引领以色列儿女穿过旷野的火柱就是神。神当时在做什么?他在分开……火舌在分开,这个大火柱,把自己分开降在他的百姓当中。

15

那么,弟兄们,我们应该怎么做呢?弟兄,哦,团结则存,分裂则亡。所以,伟大是什么……如果神的伟大教会,如果魔鬼能够进入他们里面并让他们说:“我是这个,因为你属于那个,所以我们不能再联系了。”魔鬼不必打一枪,我们就在自相残杀了。瞧?但是当这墙被摧毁时,我们不是分开的,我们弟兄们是一体的。全在基督里同感一灵,神把自己分给我们每个人。联合在一起,我们就可以成为永生神大能、被赎的教会。这时你们就会看到一些事情发生了。

16

现在,注意,当神对你说话,如果他回答说:“这是主如此说,什么什么事情会发生。”呐,你把它记下来。当时你可能一点改变都没有看到。可能经过了一段时间,你还是没看到发生了什么。神应许了,他就会遵守他的应许。我想要重申这个。你知道吗,一些人只是想,因为事情没有立刻发生,那就这样了,神没有听到你?这是错误的。如果你相信,它就会发生。但是如果你不信,呐,它并不会有任何不同,无论怎样都不会发生。但是如果你相信它,当你相信它时,就会立刻成为完成了的工作。

有很多事情我可以讲讲。一次,有几个小妇人。我想谈谈这个,因为我总是记得这个。那是在讲台上,有一个小妇人走上讲台……一个小家庭主妇,年轻的妈妈。圣灵对她说:“你是某某人,是个怎样的妇人。”
“是的,是的。”
“你的胃有问题……几天前你在医生那里,他告诉你得了胃溃疡。”
“没错,是这样。”
“你的丈夫在某处工作……”
“是的,正是这样。”所有这一切。
17

于是她准备走开了,圣灵说:“主如此说,’你得医治了。’”

噢,天哪,这一定会成就的。那必须成就。
然后,她回到家。她说,“哦,我得医治了。老公,在我痊愈之前,我想让你给我买一个汉堡包。”那会杀了她。两天后她仍然……当她吃东西时,她就会很恶心。
她的丈夫最后说:“你这是在给信仰带来羞辱,你不应该去做这种见证。”
两周过去了。她仍在尝试吃东西。当她吃时,仍然恶心……她丈夫去找医生,医生说:“这会杀了她。”
但是她说:“看,这个人并不认识我,如果圣灵站在那,或和他在一起,告诉他我是谁,和我的问题是什么,我相信那是神的灵。”她说:“或生或死,他说出了:’主如此说’,我相信。是的,我相信。”
18

之后的几个早晨,大约是她接受祷告后的四周……瞧,这不表明她没有得医治。她当时就得医治了。神应许亚伯拉罕,他会得到一个儿子,二十五年后他才得到,但是他一直坚信,并将荣耀归给神。这才是真正的五旬节信徒应该做的,这才是亚伯拉罕的后裔。

于是,一个早晨,她说……哦,我当时离那个地方有大约三百英里远,正举行一场复兴会,她来到现场做见证。她说:“我丈夫那天早晨去上班了。”她说:“我的胃一直在痛。”接着她说:“过了一会儿,我边洗碗边哭。”她说:“神啊,你真是太伟大了。多么伟大啊!你使太阳发光。你做了所有这些伟大的事。”她接着说:“你真伟大,神啊。”就像那样,一直赞美神。
19

她说她感到一种很奇妙的感觉穿过她的身体。她想,“那是什么呢?”呐,你不必感觉到什么。耶稣从没说:“你感觉到了吗?”他说:“你相信吗?”瞧?你要相信。

但那时,她感觉到有什么穿过了她。她说:“哦,我不知道那是什么。”她说:“很奇怪,但我感觉非常好。或许我刚刚在赞美主,是圣灵在祝福我。”然后她继续洗碗。
她觉得很饿。于是(我想所有的妈妈都像这样),小家伙们的盘子里剩了一些燕麦片。她觉得非常饿。但燕麦片会使她胃绞痛的。于是她吃了一两勺燕麦。她吞下之后,她想,“完了,会疼死我的。”但是过了几分钟,没事。于是,她又多吃了几匙,没事。她又吃了一片烤面包,还是没事。于是,她就去煎了两个鸡蛋,还有一些烤面包片,一杯咖啡,来了一顿“美食禧年”。所以她坐在那里吃了一顿丰盛的早餐。她等了大概一个半小时,两个小时。感觉不错,又饿了。
20

所以,她感觉好极了,她跑到邻居家。她的邻居(在前一个晚上)排在祷告队列后面,脖子上有个很大的囊肿。也是同样的,神说出了她所有的事情,说:“主如此说,那个囊肿将会消失。”她想跑去告诉她的邻居发生的事,她们两家只相隔几个门。当她到那里时,她以为她们可能是在举行葬礼或什么的,她从来没听过这种尖叫等等。她立刻拉开门,发现她要找的女人手里拿着床单站在那里,她问:“出什么事了,亲爱的?”

她说:“你知道么?今早我起床晚了,”她接着说:“我哪里也找不到那东西,它从我嗓子那里消失了。我翻遍了床单和所有东西,哪里都找不到。”看到吗?她们两个都在这里做了见证。
那是什么?当神宣布之后,那位天使走过了那个地方,证实他奉主名所说的话。瞧?“虽然迟延,但终究它要说话。”[哈2:3]对吗,弟兄们?它一定会说话的。把这牢记在心里。
21

噢,你们真是太好了,我都没有办法讲主题了。我心里有些东西想说,我想……你们愿意再忍耐几分钟,好吗?我们希望过会就能开始祷告队列。

我们最近刚去非洲……告诉你……呐,我为这些学校,教堂,和神所做的一切而感谢神。我非常感谢神。可是,你知道吗,那不是神的使命?他的大使命是,“你们往普天下去,传福音给凡受造的听。[可16:15]”呐,若要传福音,福音不是单靠言语,而是通过圣灵大能的明证。呐,如果你继续往下读,我在读《马可福音》16章“信的人必有迹象随着他们。”仅仅教导道是做不到的,一定要圣灵来彰显这道。瞧?但是,我们做了什么?我们去建学校、建组织、教堂、医院。这都很好,我们不反对这些。但那不是目标。
22

呐,当我去非洲时,我记得……呐,这里的浸信会弟兄们,请不要……我爱你们,你们是我的弟兄。瞧?我曾做过好几年宣教浸信会的传道人,当我告诉他们这些事的时候,把我吓死了,他们说那是出于魔鬼;但我不想和魔鬼有任何瓜葛,因为我爱主耶稣。我根本不了解那些事情,直到神向我显现并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

呐,当我回来,告诉总监督戴维斯博士,我说:“戴维斯博士,我见到了那个和我说话的,他是个男人。他告诉了我这些事。他告诉我,我要去世界各地传道,这些事都会发生。”
他说:“作为一个只受过七年级教育的人,比利,你要向君王等等传道!”
我说:“这是他说的,弟兄。”
他说:“比利,你那天晚餐吃什么了?”
我说:“好了,戴维斯博士,这样的话,我只能还给你我的团契卡,”我说:“因为对我来说,那是神。我不知道对你来说,那是什么。”当然,你们一定已经在《医治之声》里听过了,现在他自己也在传讲神的医治。
23

所以,无论怎样,当天使说……呐,当我去到非洲时,发现……在非洲,我发现了什么?我不是要贬低任何东西。我非常感谢主所做的一切事情。你们所有人都记住:我非常感谢主所做的一切。但是,我想说的是,我们生活在另外一个时代,已经超越了那些。看到吗?我们,我们已经到了一个地步,神想做更大的事情。神想要祝福他的教会。

神想要我们走到一起,不是互相辩论:“我是神召会”,“我是神的会”。那有什么分别呢?我们都是属基督的。这才对,我们都是属基督的。不是……我们不能那么想。我们一个人骑单峰骆驼、一个骑双峰骆驼,另一个骑三峰骆驼,那有什么分别吗?雅各挖了一口井,非利士人把他从那里赶走,他称之为“为敌”。雅各又挖了另外一口井,非利士人有把他从那里赶走,他称之为“相争”。他挖了第三口井。于是他说:“够我们所有人的”。我想这样做就对了。不管骑什么种的骆驼,我们都可以骑上去找到水源。在泉源那里,有够我们所有人的。
24

所以,当我到那里时,我以为我会发现或许一些传教士。大街小巷都是大卫·利文斯顿。但是我发现的是……哦,那些传教士和我想的截然不同。他们那里有一个营地,住在里面的黑人身上不能再涂他们部落的彩绘。

那些在非洲的人,他们可以来这里,教导我们道德。当然,他们可以这样做。比方说:在一个部落,在巴索托那里,如果……(有商艾、巴索托、科萨等,许多不同的部落。)但是如果一个年轻的女士(你无法看出她们的年龄到底有多大),但是如果一个年轻的女士不是……一些男人已经选择了她……他们是一夫多妻制。但是如果在一定时间内,没有男人娶她为妻,她就得取下她部落的彩绘并离开部落,因为她一定是哪里有问题。
如果她是……在她结婚前,或被娶为妻子前,她要做处女检查。如果她被发现不纯洁,她就得说出那个做了这事的男人。他们俩会被一起杀死。总之,如果他们在美国那样做的话,会死很多人的。他们没有夜生活。没有,先生。他们非常的清洁、道德。
25

那时,他们成千上万的人来到我们在德班的聚会。比利和我在一起。我说:“孩子,今天下午去发一些祷告卡。”

然后,他们过了几分钟就回来了(他和市长西德尼·史密斯),他们的……他外套的口袋都给扯掉了。他说:“发祷告卡?你下去试试!”他说:“爸爸,你根本没法发。”
于是我说:“好吧。”
史密斯先生,西德尼·史密斯,德班的市长,他带我出去,说:“伯兰罕弟兄,在整个非洲历史中,从没见过像这样的事情。”他说:“那个德班赛马场挤满了人,他们一直都排到了另一边的赛道上去了。成千上万,超过十万人,就那样挤在那里。”他说:“他们来自偏远的……来自全国各地。”他们把自己的亲人带来,一次需要数周的时间。带他们穿越丛林,到这里必须要……狮子会来抓他们,把他们追得都得上树了。(请原谅我这种说法。那是……我知道你们的英语都比我,比我们南方人好多了。)所以……
26

我这儿有个乔治亚州的小伙子,我想这几天找个晚上让他给你们讲讲。说到翻译的恩赐。他……你们北方人要想听懂乔治亚的人说话,还真得需要翻译。他们来到一个加油站,想找一个汽车旅馆,他们想知道……结果他们以为他想要旧轮胎。哦,乔治亚人。所以,总之……

我们走出去,准备去这个我们要进去的大场地。当我们在路上走着,我们看见城里这些本地人(呐,是真正的土著人)他们在脖子上戴了个小标签。我问西德尼·史密斯:“市长,那标签是什么?”
他说:“哦,他们是基督徒。”
我说:“那他们为什么带个偶像?”
他说:“问问他们。”说:“那个男的是商艾族。我能说他的语言。开上去,你想叫他什么都行。”于是,我们开到他旁边,我叫他多马,因为我想这个名字挺适合他的,算是个基督徒,但却带着个偶像。
我说:“多马。”
“是的”
“你是个基督徒吗?”
“是的,是的。”他是个基督徒。
我说:“那你带个偶像做什么?”
27

哦,他父亲也带了一个。瞧?那是个好借口。一天,狮子追他的父亲,于是,他就把小偶像放下,生了堆火,按照巫师告诉他的去祷告。结果狮子跑开了。所以,这是神。

“哦,”我说:“我是一个亚喀塔。”亚喀塔的意思是“猎人”。利奥意思是“狮子”。“利奥,亚喀塔”我说:“吓走狮子的是火,不是巫师的祷告。”
“哦,如果阿摩亚(阿摩亚是风的意思,如神那样看不见的力量,你看不到他,但你知道,就像圣灵),如果他失败,这个不会。”所以,为了保险他戴着它。这就是基督教的力量。
西德尼·史密斯说:“瞧,你知道为什么宣教士进到这里很难了吧?”
我说:“是的,先生。”我们继续前往聚会地点。
28

那个下午,在赛道的后面……我被带到……我必须有十五个翻译。瞧?你说一句话,那么……比方说:“耶稣基督,神的儿子,来到地上拯救罪人。”那我就去喝点水,坐下来和别人说说话,等他们所有的翻译把这句话翻完。你必须把你说过的话都记下来,否则你都不知道自己刚才讲到哪儿了。所以,我只能给他们讲一个简短的圣经信息,告诉他们耶稣是谁。

我说:“你们每个宣教士去从部落中找三个人带上来。”那里大概还有一万多穆斯林,都是印度人。不是我们美国的印第安人,是从印度来的印度人。所以我说……他们非常,非常刚硬。
我在那认识一个宣教士,他说:“伯兰罕弟兄,我在这里已经二十年了。我得到了一个宝贵的珠宝。”看,这些穆斯林源于古老的玛代波斯族,他们的律法从不改变,你知道。
29

所以,一旦成为一名穆斯林,弟兄,你就改变不了他们。明白吗?所以,聚会继续……他们叫了……我说:“到每一个部落去找三个人上来。”所以,他们去到那里,最后把他们带了上来。第一个站在讲台上的刚好是一个穆斯林妇女,在她的双目间有一个红圆点。她是一个纯正的穆斯林。

我问:“你懂英语吗?”
她答:“是的,先生。”
我说:“你是穆斯林吗?”
她说:“我是。”(我想你们是这么叫的,“你是个穆斯林。”)但她只说:“我是。”
我又说:“那么,为什么你来到我一个基督徒这里?为什么你不去你的祭司那里?”
她说:“我相信你能帮助我。”
“哦,”我说:“作为一个穆斯林,你不应该这么相信。你应该相信穆斯林是……先知默罕默德是神的仆人。”他们相信神。瞧?他们是亚伯拉罕的孩子,但不是承受应许的。我们明白这个。瞧?所以,他们早上敲响大钟,并说:“只有一位又真又活的神,默罕默德是他的先知。”
30

我们说:“只有一位又真又活的神,耶稣是他的儿子。”看?这就是不同。穆斯林说:“神绝不会有一个儿子,灵不会有个儿子。”所以他们……

我说:“为什么你不去找你的祭司?”
她说:“我相信你能帮助我。”
“哦,”我说:“你是否读过新约?”
她说:“读过。”
“你有没有考虑过基督教?”
她说:“考虑过。”
我说:“那你为什么选择穆斯林?”
她说:“因为我想……伊斯兰教没有应许;但是基督教的圣经应许说:借着这位先知耶稣,他的门徒将做和他同样的事。”她接着说:“默罕默德没有这样承诺过。因此……他们都应许死后有永生,但是我从未见过一个耶稣先知和他的门徒,做他曾做过的事情。所以,我选择做穆斯林。”这是个非常明智的回答。瞧?
我说:“可是,耶稣赐下了喜乐。”
她说……“呐,穆斯林能够产生跟基督教一样多的心理学。一样多的情感,他们一样能大声喊叫、尖叫,他们可以经历所有我们经历的。”瞧?是的。所以,如果你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最好远离他们,瞧?别去碰这事。
31

“哦,”我说:“那么你读过新约。耶稣,你们称他先知,我称他神的儿子。”我说:“他的确是一位先知。旧约里的人物都要相信他们的先知,而他是那位王先知,神兼先知。他们还在寻找他。那正是我的信息所带来的。”

她说:“是的,先生。因此,我要求上台来。”
我说:“你们穆斯林中有多少人认识这个女人?”他们中的许多人都认识。我说:“那么,如果耶稣,神的儿子,用圣灵膏我,那么我就可以像他站在这里那样告诉你……”我说:“说到医治你,他已经成就了。所有他在各各他买赎回来的救恩的属性都已经成就了。他能做的唯一的事,就是证明他是弥赛亚。是的。他应许了他的门徒去做同样的事。”
她说:“我明白。”
32

圣灵降下来。我借着圣灵告诉她她是谁。我说:“你的丈夫是一个结实的小个子,留胡须。几天前他和你在医生那里。医生给你做了妇科检查。他告诉你,你的卵巢中有一个囊肿。这是事实。”我说:“现在怎么样?”

她说:“我接受耶稣基督做我的救主。”那个下午,将近一万个穆斯林做了同样的事情。瞧,瞧,明白吗?不需要神学,只需要看到神的大能。看,朋友们……
下一个上来的是一个南非白人妇女。我告诉他,在她胸上有一个肿块,准备等死。我看到了她的丧礼。他们把她从地上扶起来,死了。同一个晚上,另一个死了四个小时的女人(市长的一个朋友)又活了过来。是个年轻女人,要死了……看,如果我能医治,我早就医治她了。我说:“我只能说我看到的。”
33

下一个站在队列中的是个对眼的小男孩。是个祖鲁族小孩。你们弟兄有谁是宣教士?祖鲁族,你知道祖鲁族是什么样的吗?高大,体格魁梧,平均体重约三百磅。他们投……来保护,你知道。小商艾人必须得使用策略。高大的祖鲁人。他们吃的饮食,你知道,就是把血和什么的都和在一起。他那小眼睛斗得很厉害。在非洲他们……

你们姐妹们喜欢百合花吗?哦,我认为它们真的很美丽。有些花直径有十六英寸。在讲台上有巨大的马蹄莲,有的是黄色的,是丛林中野生的。
所以,当这个小男孩走上讲台,我说:“呐,个个都能看出他的眼睛是对眼。”
那时你在非洲吗,弟兄?你在那里吗?不,印度。哦,是的。那么,呐,或许我有机会说说印度。当我在印度的时候,你在那里吗?不在。我最大的聚会就是在孟买,一次五十万人。呐,我在那里看到……哦,我还是不要讲了,但有一个……神做了很多事,我告诉你,那真是太奇妙了。
34

接下来,这个小男孩站在那,我说:“任何人只要走进一点,就可以看到这个孩子是对眼的。”我说:“我无法让他的眼睛正过来。”我说:“我没有能力这样做。”我说:“或许圣灵可以启示我原因,能让这童子有信心来相信基督。”我对他说:“看着我。”

翻译(祖鲁翻译)说:“看着我。”小家伙抬起头。
我说:“他是生来就那样的。”我说:“他的妈妈和爸爸都是瘦小的人,祖鲁人中很少见。”我说:“但是他来自一个基督教家庭,因为你一走进他们的小屋,在右边的墙上有一张基督的照片。”大概在后面一百码远的地方,他的父母举起了手,说完全正确。当我回头看那个小孩时,他的眼睛和我的一样正。我说:“有人看到发生了什么,他的眼睛已经正过来了。回去吧孩子。”他们就让他过去。
35

就在那时,我听到了一阵吵闹声。有多少人曾听说过博斯沃斯弟兄?老博斯沃斯弟兄曾是我的一个……F·F·博斯沃斯。他当时站在那里,我听见他那边有些事,似乎是争吵等等。那是一个英国医生,他不停地说:“我想和他谈谈。”博斯沃斯弟兄说:“现在不行,先生。”他说:“你会造成骚乱的。”你得把他们分开。他们部落之间正在打仗,你知道。博斯沃斯弟兄说:“你现在不能那么做。当我们的弟兄在那种恩膏下时,他在为病人祷告。”他说:“只要相信。”

那个英国医生说:“我想和他谈谈。”
我转向他,说:“什么事,医生?”
他说:“你怎么知道我是个医生?”
我说:“那么,你要什么?”
他说:“我想问你,伯兰罕先生,你对那个男孩做了什么?”
我说:“没做什么。”
他说:“是我把他带到讲台上来的。”
“哦,”我说:“那很好。”
36

他说:“他的眼睛现在正了。他就在这站着。”他把手放在孩子头上。说:“我把他带到讲台上时,他的眼睛是对视的。我把我的手放在他头上,他的眼睛是正的。”他说:“伯兰罕先生,现在我明白了,你这是心灵感应,就是借着与人交谈说出他们的心愿,以及他们曾做过什么”;他说:“但是我想问你点事。你是不是催眠了那个孩子?”

我说:“英国医学会给你发行医执照了吗?这就是你对催眠术的了解?如果催眠术可以使一个孩子的眼睛正过来,你不认为你们医生都应该开始学习催眠术吗?”
他说:“伯兰罕先生,我想要你知道,我从小到大都信神。”
我说:“那很好,医生。”接着又上来了几个人。我说:“等一下,不用理他。”
37

他说:“嗯,我知道神在百合花里。它里面有我们找不到的生命,否则它就不能生长。我们无法找到生命细胞。我们知道神在百合花里,否则百合花无法存活。”但是,他说:“告诉我,你所说的那位如此触手可及的神,他能够让那个孩子的对眼正过来?而你当时离他有十尺远。”

“嗯,”我说:“医生,他的眼睛正了吗?”
他说“是的,先生。”
我说:“嗯,那么,我碰他了吗?”
“没有,先生。”他说:“那么这样的话,神就在这里和那里之间的某处,对吗?”
我说:“在每一个地方。”然后有人开始把他拖走。
他说:“等一下,”有一个大的网状的麦克风,他们用……哦,差不多五百码外都是人,你知道,要用那种大麦克风。他走向那个大麦克风。他说:“那么,我接受耶稣基督做我的救主。”
我告诉你们。在那之后的大约两周,我离开德班时,那有大约两、三万人挥手和我说再见等等,你知道。“再回来,再回来。”那成了头版……每天报纸上都有两三页的报导,在报道我们的主在聚会中做的事情。在那,那个英国医生。你知道他做了什么?他冲上土坡,从几个保安头上跳过去,他冲到哪里,伸出双手像那样抱住我,开始说起了方言。他说:“伯兰罕弟兄,我是一个基督徒。我现在要回到工场上成为一名宣教士。”
38

那天就那样结束了。下一个是个非常畸形的男孩……(对不起,我的姐妹们,如果我犯了错误……或说错话,说了些我不该说的。)但是他们不穿衣服。你瞧?他们都是赤裸的,就像他们来到世上时那样。当男孩来到讲台上时,小家伙,他用手像这样行走。他整个人都是扭曲的,情况糟透了,而且他们用一条链子绕在他脖子上。

我说:“看看那个可怜的人。如果有人能帮助那个男孩,却不那么做,那他就是个伪君子。”我说:“如果我有任何东西能够治好这个可怜的人,我一定会做的。但是我做不到。你们知道。”但我说:“或许,圣灵能启示给我一些东西,使他有信心相信神会医治他。”于是我转头去看,呐,当我看他时,异象……我无法解释这个。你无法解释神。不需要去尝试。如果你尝试,那么(请原谅我)那就不再是凭信心了。
39

所以,那男孩在那。他看起来像是,我想他大概有二十二或二十五岁,大概这年龄。我说:“现在,他注意我了。”记住,他用脚走路,臀部翘得老高,后背像马一样是凹下去的,你知道,那种凹背的马,用手走路,像那样。他以为我是想让他跳一个部落舞。那些离开部落的人,他们进来,他们通过表演部落舞蹈为游客扮小丑。他这样说着“唔,吧,吧,吧,吧。”

我说:“如果我可以让他注意一会,捕捉他的灵。”他说……我说:“哦,他现在在想的,其实他不是在想自己。”我说:“这个男孩还只是个孩子的时候就成了这个样子。”就在那时他父母站了起来,就在不远处。那是真的。瞧?我说:“他也来自一个基督教家庭,一个承认基督教的家庭。”是的。
40

我说:“但是他正在想的,是他的兄弟。”呐,我说:“他的兄弟在骑一只黄色的山羊……哦,是黄色的狗时,掉下来伤到了腿。在过去的三、四年里,他靠两根拐杖行走。”当我回头看时,我看到他兄弟在像那样行走、奔跑、跳跃,我说……注意,我说:“但是,主如此说:他的兄弟得医治了。”然后继续像这样。在很后面,差不多两个街区那么远,我听到一阵很高的尖叫声。他们大概有,我猜三百个士兵,民兵,你知道,在维持秩序。他的兄弟走了过来,两根拐杖举过头顶,玩命地跳着。

哦,足足用了大概二十分钟才让他们安静下来,(你瞧?),这才安静下来。我转过身来对着他,说:“现在,我除了为这男孩祷告什么也做不了。”我看到好像有一个蓝色的影子在他上面,我观看,在异象里他双脚直立站着。噢,弟兄!这时地狱里所有的魔鬼也无法阻止了。
41

如果神告诉我,乔治·华盛顿要从总统墓地里复活,我会邀请全世界来看它成就。是的。他从……我看过成千上万次异象,我要所有人把它们记录下来,从来没有一个失败的。异象不会失败,那是神。神怎么会失败?

所以,我知道这个男孩将被医治,我想,“这是我的机会,就现在。”我说:“如果这个男孩好了,这里有多少人愿意接受基督作为他们的救主?”我眼睛所能看到的地方,到处都是那些黑色的手:商艾人,巴索托人,到处都是,印度人,到处都是。我说:“双脚站起来,孩子。耶稣基督让你好了。”当然,翻译告诉了他所有这些,但是男孩甚至神经都不正常。所以他只是继续那样,“唔,吧,吧,吧,吧,”想要跳舞。他以为我们带他上来是做小丑的,你瞧,来跳舞的。于是,我走过去,抓住他们套在他脖子上的链子。说:“双脚站起来,耶稣基督让你好了。”然后那个男孩站了起来。
42

当他站起来时,他的眼泪滴到了他黑黑的肚皮上。他站在那里,一生中第一次像那样朝四下观看。人群都疯狂了。他在那里,不仅他得了医治,站了起来,而且他的思想也正常了。

我说:“现在,你们中有多少人愿意接受这位爱你们的耶稣基督做你个人的救主?”我说:“站起来。”三万当地的土著同时站了起来。
你们加拿大人认识厄恩·巴克斯特,对吗?厄恩·巴克斯特弟兄?他当时就站在讲台上。巴克斯特弟兄说:“伯兰罕弟兄,我想他们的意思是想得到身体的医治。”
我说:“那我再说一遍……”
老博斯沃斯弟兄哭着说:“伯兰罕弟兄,”他说:“圣灵刚刚真是要了我的命。”
我说:“我不是指身体的医治。我指的是接受基督作为救主。你们所有戴偶像的人,如果你们明白,就把你们的偶像在地上打烂。”那些偶像摔在地上,像阵沙尘暴一样。三万当地的土著在一次圣坛呼召中成为了基督徒。想想。那是……来看看,三十、十、二十、三十……哦,那大概是五旬节那天规模的十倍。是的。大约是五旬节规模的十倍。
43

第二天早晨,市长打电话到我的旅馆房间。他说:“伯兰罕弟兄,马上去到你窗前,朝湖的那面。”

博斯沃斯弟兄也在那里。他说:“伯兰罕弟兄,我估计……”
我说:“现在,你们想接受代祷的人,只要相信我正在谈论的基督。”我做了一个对全会众的祷告。呐,讲台上只有大约三个人。一个对全会众的祷告,一次就有估计两万五千个显著的神迹发生了。瞧?他们没有被灌输什么“我们是卫理公会的。我们是浸兴会的。我们是长老会的。我们是一位论的、位神论的,三位论的……”哦,你知道,所有那些东西,他们不懂得这种东西;他们只是在寻找一位能够回应他们的神。
44

那么,你晓得?我走向窗口,那条街上……就算我活到一百岁,那也会一直在我记忆中,我绝不会忘记。开过来七辆英国造的卡车(我不知道你们是否知道,大概从这到墙那么长。)装满了拐杖、床板、轮椅、器械,都是他们用了几个礼拜的时间,从几百英里以外的丛林中出来时携带的。这些东西放在那里,装满了整整七卡车,都堆得冒了尖儿。在后面跟着祖鲁人、巴索托人、商艾人、科萨人,所有那些前天参加聚会的人,都走在后面,来到街上,用他们自己的方言唱着:“只要相信,凡事都有可能。”哦,那是怎样的一个时刻啊!

你们加拿大的女士不会这样做,但我这是说给在美国的人听的。美国女人每年都要脱掉一点衣服。直到……先是短装,现在到了看起来像男人衣服那样一小片的东西,穿的东西。真是丢脸。那是耻辱。那是……一个女人对我说,她说:“伯兰罕弟兄,我不穿短裙。”她说:“我穿宽松长裤。”
我说:“那更糟糕。圣经说:对于一个女人来说,穿男人穿的衣服,是可憎的。”是的。我说:“你不应该那么做。”
她说:“他们不……当你去商店时,你只能买到这些性感的衣服。”
我说:“有一天,你将因犯了奸淫而在审判台前交代。你可能对你的丈夫像百合花那样纯洁。你可能对你的男朋友像百合花那样纯洁。但是圣经说,耶稣说:”凡看见妇女就动了淫念的,那么在他心里就已经和那个女人犯了奸淫。“我说:”如果你穿成那个样子出去,罪人看到你动了淫念,那是谁的罪,是你还是那个人?他要为此做出交代,他和谁犯了奸淫?你。谁有罪?你,因为你把自己像那样展示出来。“我说:”当那个罪人为犯了奸淫而做出交代时,你也会因犯了奸淫而有罪。“
凡看见妇女就动了淫念的,那就是和她犯了奸淫。谁有罪?你。是的。
这个女士说,她写信给我,她说:“伯兰罕弟兄,他们不再做那样的衣服了。只有这种衣服……”
我说:“但是,他们仍然卖布料,卖缝纫机,所以,不要给自己找借口。”瞧?是的。
45

听着,让我这么说。记住这个,瞧,如果在加拿大她们也开始穿这样的短裙等等的东西,如果她们也这么做的话,那记住这个。那些土著的妇女们,无论是年轻的或年老的,甚至搞不清左右手,他们站在那里,身上除了一串儿珠子,什么也没有。她们几乎完全赤身露体,而且不知道她们是赤身的。然而,她们一接受耶稣基督作为她们个人的救主,她们立刻就手臂合抱在胸前,从男人们面前走开了。

那么请告诉我,如果这些人自称是五旬节派的、卫理公会的或者浸信会的基督徒,你们都声称拥有同样的基督和同样的圣灵,那为什么每年你都把自己暴露得更多呢?为什么圣灵使一个女人把自己遮盖起来,从男人们面前离开,并且当你第二天看到她们时,她们已经穿上了些衣服?为什么有些人穿上了衣服,另外一些人却脱下了衣服?神不是像这样做工的。哪里出了问题,弟兄们。噢,天啊。让我们从我们社会的想法中出来,回到福音当中去。阿们。回到真理中去,回到道中去。难怪我们无法拥有一个教会。神怎么可能在像这样的根基上建立一个教会?让我们回到真理中去,弟兄,姐妹。
46

我很抱歉。现在本来该叫祷告队列了。但我们得讲一讲。你们着急吗?让我们低头一会儿。原谅我,朋友们,占用了那么多时间。我只是来……我告诉你们我来这里是休息的。我有点紧张,我来这里是想休息的,并且……对不起。

最圣洁的神啊,我们把我们自己呈现在你圣洁的同在中和怜悯的宝座前。我们是一群不配的人,主啊。你是神,满有怜悯,满有良善。请就近并原谅我们。当我想到非洲、印度,噢,神啊!我的心都在滴血。我怎么可能把成千上万的钱花在那些愚蠢的事情上呢?那些可怜的小孩子们却在等死,肚子肿胀,什么吃的都没有。噢,神啊,帮我们明白。我们怎么能驾着凯迪拉克到处跑,每年都换新的,和所有这些东西,而我们的弟兄却在远方光着脚传福音?因此他们将站在审判的那日。我们能做什么?我们在这里为我们是否应该去这个或者那个教会而争论。哦,美国,美国,神多少次想要召聚你们?
47

父啊,为着神真实的灵,也为着能跟这些弟兄们,在这个美丽的称为大草原城的小地方,一起有这些见证上的交通而感谢你。我们为这些美好的斯堪的纳维亚人、德国人、印第安人等等何等的感谢你。他们从属世界的事中分离出来,将他们的生命奉献给你,来成为你可爱的孩子;不在乎世界说什么,只相信你是基督,神的儿子。他们努力在人前成为榜样,让所有人都能看到基督在他们里面。我们为此感谢你,天父,当我们打开这道的时候……主啊,没有人能打开它。任何正常人都能翻开这些书页,但我们在圣经中读到,有一位坐在宝座上……

48

[磁带上有空白]……生命给我们饥渴的心灵。神啊,我们渴慕你。如鹿切慕溪水,神啊,我们的魂渴慕你。拆毁我们的自私。主啊,把这个世界从我们身上拿走,让我们成为甜美、谦卑、柔和、敬畏神的基督徒。我们的灵完全破碎了。所以经上说:“流泪撒种的,必欢呼收割。带回宝贵的禾捆。”主啊,这是我们的心愿。

主啊,祝福大草原城。祝福大草原城的传道人们,祝福大草原城的人们。神啊,我祈求你使他们成为怜悯的天使,光明的天使。主啊,求你应允,因为我们正生活在最后的一幕里。你很快就会来到,我们就会看到他。到那时所有的患难都将结束。但在那之前,父啊,用你的爱和你的灵不断膏抹我们,给我们生命的粮,好叫我们可以服侍别人。这就是我们心中所求的目标,奉耶稣的名,阿们。
49

翻开圣经的《马太福音》,第12章42节,一个小主题。很不好意思让你们在这里呆这么久,但是我知道只有一个晚上了。我希望我们有长一点的时间。我还没有开始讲道呢。我通常只是从一个小见证开始,因为,这样我就不会……讲道是一种恩膏,而辨别心思又是另一种恩膏。瞧?然后你让自己从一种恩膏去到另一种恩膏。所以我只是和你们谈一会话,在这里我想读一小段经文,因为我的话语会落空,神的话语却不会落空。

当审判的时候,南方的女王要起来定这世代的罪:因为她从地极而来,要听所罗门的智慧话。看啊,在这里有一人比所罗门更大。
我想用这个做主题:“在这里有一人比所罗门更大。”当你回家时,你可以读一下前一章和这章。
50

耶稣谴责他那个时代的法利赛人,因为他们没有认出他是他们的弥赛亚。那时候的人们,他们已经满足了。这很像今天,人们仰望教会来得到救恩。呐,我要说:如果你是一个天主教徒,你盼望借着教会得救,那你就失丧了;如果你是一个浸信会教徒,你盼望借着教会得救,你就失丧了;如果你是个五旬节派的信徒,你盼望借着教会得救,那你就失丧了。但如果你是天主教徒,五旬节派的,或者浸信会的,或者不管是什么,你仰望耶稣基督使你得着救恩,那你就是得救的。我们得救是因着信心。瞧?

51

呐,今天人们到一个地步,指望教会带来救恩。教会带不来救恩,救恩来自基督。瞧?教会没有救恩,基督才有救恩。呐,让我这样说:他们那些指望教会得救恩的,他们得到了什么?教条和组织等等,今天也一样。所以,他们满足于相信他们只要拥有那些信条等等,并做这类事情,就是神完美的旨意。

所以现在,我们发现,耶稣的来到,是一个完美的……[磁带有空白]这回答了他们有关他的预言。呐,我们所有人都承认耶稣没有违背圣经而来。他的到来完全与圣经一致,但却与祭司告诉人们他到来的方式相违背。先知曾谈论过……比如,以赛亚说,在施洗约翰来的时候,“所有的山岗都像小绵羊那样跳跃,树叶拍手,高的地方被变低,低的地方变高”。
52

哦,我猜人们认为神只要打开天上的走廊,降下金色的楼梯和一个大能的先知,穿着祭司服走下来说:“我就是那旷野中的呼叫声。我从天上的走廊下来问候该亚法,[磁带有空白]他做得非常好。”然后对各个祭司谈论他们所做的各种工作。那是他们期待的方式。但是发生了什么?一个满脸胡子住在树林里的人从旷野中走了出来,甚至没有……他九岁时就去到旷野,撒迦利亚的儿子,他的出生就很独特。然后从旷野出来,站在那谴责那些祭司们,说:“你们这些草中毒蛇的种类,谁指示你们逃避将来的忿怒呢?”咻!多么与众不同的人,瞧?

他是什么?站在没过脚脖子的淤泥中。穿着精美的衣服吗?他裹着一块羊皮,扎一条骆驼皮带子。但是,哦,天哪,他震动了整个地区!他拥有福音。这完全不同。
他们说:“这是个疯子,想用水淹死人们。是的,他是,他是一个……好家伙,那是怎样的一个人!”
53

接下来,当耶稣来时,他背负着一个还没有结婚就出生了的私生子的恶名,一个被人排斥的人等等。他出来,辨别人心,告诉人们他们的心思,分辨出他们的想法;完全做了神说他要做和先知说他要做的事。然而,他们说:“这个人是魔鬼。”

看,他们说……他们必须要回答他们的会众。他们站在那里。他们……他所做的事都毋庸置疑,所以他们必须得说点什么。所以他们就说……不是去查看圣经……耶稣说查考圣经,他说:“查考圣经,为我作见证的就是这经。”他们不但不这样做,相反对会众说:“他是别西卜,是鬼王。”
呐,任何人都知道算命的是个魔鬼,就是这样,是个邪灵。但是,瞧,他们称神的灵是一个邪灵。这就是为什么耶稣告诉他们:那是亵渎圣灵,永不得赦免。瞧?
54

呐,他显了这些迹象,他们……他在谴责他们,因为他们不相信这迹象。他们想要……他们不能相信。然而犹太人被吩咐去寻求迹象。

呐,难道圣经没有说犹太人求迹象,希腊人求智慧吗?保罗说:“我们只传讲基督并他钉十字架。”瞧?犹太人寻求迹象,因为他们被吩咐要这样做。这就是他们这么做的原因,这样他们就不会错过他们的弥赛亚(瞧?),因为他将是给教会,给人们一个迹象。他完全做了他所该做的,然而他们却因为他们的传统而不相信他。所以,耶稣谴责他们的不信。他们本该相信,但他们却没有。
我们发现历世历代,在各处,历世历代,无论神在哪里出现,超自然的迹象都会随着。路德、卫斯理,不管是谁,从来没有一次复兴不是伴随着神的医治、伟大的神迹奇事的;因为神是超自然的,超自然在哪里,那里就会有超自然的事。它是超自然的原因,是因为超自然的灵抓住一个人行超自然的事。瞧?神是一位创造者,如果他在我们心里,呐,圣灵总是对他的道说“阿们”。
55

呐,在旧约,他们有两种方法去知道一个人是对还是错。首先,他们有律法,有十诫。但如果一个先知发预言,然后……一个做梦的做了一个梦,他们有另外一种查验的方法。不管它听起来多好!(瞧?)他们有一种超自然的方法。神总是印证他自己。不要忘记这个!瞧?神在所有时代通过超自然来印证他自己。

然后来一个人,是先知,会说预言,而且他的神学听起来如此真实,听起来如此真实,简直太完美了。但是你瞧,到目前他们已经四百年没有一个先知了。所以他们说……他们有了一大堆人造的神学理论。我这样说不是不尊重,但弟兄们,我们又再一次陷入到了这种东西里(瞧?),只是一些人为的解释教会应该是怎样的,基督应该是怎样的。不是想要与众不同,如果我只是想要与众不同,那愿神怜悯我的魂。我就该来到祭坛这儿了。但是我必须说出真理。瞧?
56

呐,现在,瞧。传道弟兄们知道这个,如果一个先知说了预言,或者一个做梦的做了一个梦,无论它听起来多好,他们首先把他带到(被称之为)乌陵土明面前。那是亚伦带的一块镶嵌十二颗石头,代表十二个支派的胸牌,挂在殿的柱子上。他们带这个先知或做梦的到那里,在乌陵土明前说他的预言或者他做的梦。如果超自然的光开始闪烁,神在这十二颗石头上运行,就形成一道像彩虹一样的光团,那就是神在说:“这是真的。”但是如果没有那样,那么他们就不会相信。不管它听起来多好,它都是错的。

呐,当那个祭司被废除后,亚伦的祭司制度,乌陵土明也废除了。但是在这个祭司制度里,麦基洗德祭司制度,我们也有一个乌陵土明。无论一个传道人告诉你的有多好听,神迹的日子已经过去了,今天再没有说方言这种事,没有圣灵的洗这种事,这些都不会让神的乌陵土明闪光。今天的乌陵土明就是圣经。
57

如果圣经这样说,你怎么能说它只是给使徒们的呢?彼得在五旬节那天说:“你们各人要悔改,奉耶稣基督的名受洗,叫你们的罪得赦,就必领受所赐的圣灵。因为这应许是给你们,和你们的儿女,并一切在远方的人,就是主我们神所召来的。”我可以清楚地告诉你在哪里神给了教会医治权柄。呐,有谁指给我看,神在哪里说:“现在,我要把它收回来。”指给我看,在哪里?根本没有。

这能力在教会里,但是教会已经忘记了。他们不施行它。他们没有把它付诸实践。所以你看,它又一次成为一种神学理论,一种人造的神学理论。当它这样做时,就无法与神的圣经相对应了。神的圣经仍然是一样的。“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我做的工作你们也要做。哦,我必与你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瞧?哦,这是……神说:“信我的人,虽然死了,也必复活。凡活着信我的人,必永远不死。你信这话吗?”
马大说:“主啊,是的,我信你是神的儿子,就是那要临到世界的。”
神说:“你把他埋在哪里了?”
58

当真实的信心被神的道提起来时,有些事就要发生。所以,弟兄们,神的道每次都是正确的。但是那些祭司们把神的道拿来,变成了传统。“我们是法利赛人。我们是这样洗锅的。”

“我们是撒都该人。我们是那样洗锅的。”噢,天哪!是什么?拿一个从……就像今天:“我这星期是卫理会的,这星期是浸信会的。”你知道吗?这就像把尸体从一个太平间搬到另一个。这绝对是事实。如果你只是加入教会,为什么不干脆忘了这些东西,把你的名字记在天上羔羊的生命册里?在那里永远不会有改变。是的,那是借耶稣基督的名和宝血记在天上的。在那里,你不用再把名字从这个教会改到那个教会,你的名字……
只有一个教会,一个基督的教会,而且只有一个方法可以进去。不是借握手,不是滴水,不是某种水的洗礼;而是借一位圣灵,我们都受洗归入一个身体,并成为基督身体的成员。
59

呐,但是,你看他们却借着传统,废掉了神的诫命。

耶稣想要告诉他们,“我正是按照先知说我来的方式来了,你们却不信。”
在这后面还有一句话,他们说:“我们要看你显一个迹象,我们要看一个神迹。”噢,每一个世代,神都会给他的教会一些恩赐。
呐,我们注意(在我们讲主题之前),主提到约拿。很多人一直以为约拿是一个错过神旨意的人。我不相信任何走在神的旨意当中人会错过神的旨意。我不相信任何走在圣灵中的人会错过神的旨意。他或许以为他错过了,但是神使一切相互效力。他会使每样事情都成为对的。
60

你们传道人中的一些人认为,“噢,天哪,为什么我会来到这个地方?这里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我离开这?但是我被带领做这个。”我今天和一个小传道人谈话,在这里讲台上的一个弟兄,正要离开教会,去印第安人中间,能去哪里就去哪里。他要离开一个很好的教会。他说他感到被带领去这样做。

我说:“孩子,持守对你的带领。”哪怕你得趴在地上,喝小溪里的水,吃苏打饼干,而不是一天三餐都能吃到鸡肉,这也无所谓。只要呆在神的旨意中。“是的,不管代价是什么,持守住。神呼召了。呐,我们发现那是真的。现在,注意另外一件事。
61

那么我们发现他提到约拿。他说:“约拿的日子怎样……一个邪恶淫乱的世代求看神迹。会有一个给他们。约拿的日子怎样……”呐,约拿,我们知道,我们想,神派他去尼尼微城,但他却去了他施。我们以为先知背道了。他没有背道。

不久前我在读一些关于约拿的东西。对我来说:它听起来很好,它是这样的。约拿上了船,他下去……人们以为他违背了神的旨意,但是他正在神的旨意中。我们知道暴风雨来了,他们把他的手脚反绑,扔到水里。神派了一条大鲸鱼上来,或一条大鱼,吞了他。
62

任何人都知道当鱼吃饱了,通常会下到水底,不再摆动鱼鳍,鱼鳔,鱼鳍,沉到水底。喂你的小金鱼并观察发生什么。它的小肚子吃饱以后,它会下到水底,把鱼鳍放在水底,休息一会。它的肚子吃饱了,所以它就下到水底去休息。当这只鲸鱼的肚子里满了传道人时,它下到水底去休息。

我一直为约拿感到难过。你知道,约拿,如果有谁有理由去谈论症状……我们中的许多人说:“哦,我接受祈祷了,但是我还在生病。”这有什么关系?你被吩咐去相信,不是去感觉,而是去相信。你说:“哦,我双手有问题,两天前我接受祈祷了。没有任何改变,我想我错过了。”哦,你在开始时就错过了。瞧?如果你开始时就相信,那么你根本就不会注意这个。瞧?
63

说到症状,约拿有症状。看这里,他在鲸鱼的肚子里,手和脚都被反绑着,在暴风雨的海里,可能在四十英寻[译注:约72米]深的海底,在鲸鱼的肚子里,他的周围到处都是鲸鱼的消化物。他看这边,是鲸鱼的肚子;他看那边,是鲸鱼的肚子;他看到的到处都是鲸鱼的肚子。今晚这里没有人那么糟糕,我很确定。他所能看到的都是鲸鱼的肚子。

但是你知道他说什么?他拒绝看这些。他说:“这些都是虚空,但是我要再次仰望你的圣殿,主。”哦,天啊!
约拿知道当这个圣殿奉献的时候,所罗门祈祷说:“神啊,如果你的百姓在任何地方有麻烦,只要仰望这个圣殿并祷告,那么你就从天上垂听。”约拿相信那个人对神有信心,神听了所罗门的祷告。神让那个人在那条鲸鱼的肚子里活了三日三夜,并把他送到了正确的地方。神是否在那里放了一个氧气瓶,我不知道神做了什么,但是他让他活了下来。
64

如果约拿,在那种环境中,在那种状况下,能仰望一座由人手建造,由人祷告的殿宇。今夜,这种状况下,我们更应该把目光转向不是一个殿宇,而是那宝座,有神坐在那里。耶稣身穿带血的长袍坐在至大者的右边,为我们的承认代求,作为大祭司坐在宝座之上。那时,症状对我们来说没有任何意义了。神这么说的,这就解决了。

今晚,耶稣正坐在那里把你们的承认带到神面前。他是为我们的承认代求的大祭司。你必须相信这个,并承认它就是这样。然后耶稣才能去为你的承认代求。
65

哦,是的,神让他活了三天三夜。然后我们发现他。我们知道,所有尼尼微人都离弃了神并去敬拜动物,这是异教徒的特点,他们……尼尼微城周围大部分是建在海边,所以人们以打渔为生。海神是鲸鱼。它是海洋中最大的动物,它是海洋之神。

有一天,大约在上午的时候,他们所有人都出去打鱼,数以千计的人在打鱼,突然来了这条大鲸神。游到岸边,伸出舌头,先知从它嘴里走了出来,他们绝对悔改了。当然,大海之神把先知送上岸来。神知道怎样做事。所以,神必须把他放到鲸鱼的肚子里,你难道看不出来?
66

所以,约拿没有行在神旨意外。他没有错过,他,他在意神。神这么做为了表明他是神。让他在海边,从鲸鱼的嘴里走出来,这就是鱼神送来的先知。当然他们会听他的。我能看到他穿过大街,那秃头闪着光,说“悔改,否则四十天内这座城必被毁灭。”哦,他们给动物都披上麻布。他们悔改了。是的,先生。

哦,耶稣回答说:“一个邪恶和……”我要……听听这个。他说:“一个邪恶淫乱的世代求看神迹。”求看神迹,人人都想有个迹象。这个人有……“一个邪恶淫乱的世代。”我告诉你们一件事,如果你们注意听,你们会发现他是在说这个世代。一个不道德、邪恶、淫乱的世代……就像所多玛。
67

几周前我在洛杉矶,参加神召会举行的大复兴会,在长滩的市政礼堂。我拿起一张报纸,上面写着同性恋已经增加了40%。男人顺性的用处被扭曲。看,国家在崩溃。罪接管了。他们做了什么?他们对神的教会做了些什么?嘲笑他们,称他们圣滚轮和极端的五旬节。审判就要临到他们了,审判就要临到这些国家了。

所有这些国家都得让路,因为神的国来到了。哈利路亚!(反正他们也会叫我圣滚轮的,所以你最好现在就适应它吧。)是的,我相信。有一个王国和一个国王要来到。哦,天啊!
68

我们注意到耶稣说:“一个邪恶淫乱的世代求看神迹,他们会得到的。”他们会得到这个迹象,这个邪恶淫乱的世代。“就像约拿在鲸鱼肚子里三天三夜,人子也必须这样……”

这个邪恶淫乱的世代会得到什么样的迹象?复活的迹象。阿们。这就是我们现在发现的。基督活在我们当中,复活的迹象。阿们。加利利的基督做着同样的事情,在他的百姓中做同样的事,住在必死的人当中,在他们中行着永生神的迹象。我们生活的这个邪恶淫乱的世代已经得到了约拿的迹象—复活。这复活的大能可以把罪人从罪的生命中举起来。能够使那些有罪的、不信的、不敬虔的、被鬼附的妇女成为信徒。使那些下流、道德败坏的男人成为绅士。正如那个世代,一个邪恶淫乱的世代将得到一个迹象,它将是复活的迹象。
69

记得,在昨天晚上……哦,应该说是昨天下午的信息中说过的,我们正生活在最后的日子里,生活在那个迹象里,就是亚伯拉罕的后裔要得到同样的最后的迹象。我要哪个男人或女人告诉我,圣经中除了这最后的迹象之外,难道还有别的什么迹象吗?指给我看在哪里有?亚伯拉罕怎样经历了称义,路德的时代;成圣,卫斯理的时代;圣灵,五旬节的时代,确认,把恩赐放在他自己的教会中。然后他出现,转过身,辨明在他后面帐篷里撒拉的心思,就像那样。接下来就是火降给不信者,和亚伯拉罕的身体被转变,好让他们接受应许之子。

查考这经文,指给我看。我们在末时了,教会!我们在路的尽头了。讥笑者,不敬虔的人(对不起,我不想这样对你们吼),但是讥笑者,我们现在就生活在末世的迹象中。扭曲的心,扭曲的思想,与神相悖。“任意妄为、自高自大、爱宴乐过于爱神。不解怨、好说谗言、不能自约、性情凶暴、憎恶良善的人。”你说这是共产主义者。这是嘴上承认的基督徒。圣经说的,就在第二节,“有敬虔的外貌,却否认神的大能,这等人你要躲开。”这是圣经说的。他把他们带到了迹象中。
70

接下来,我们发现,他提到了所罗门的时代。每个世代神都有恩赐,从古到今。呐,注意所罗门在位的日子。你们所有读圣经的人都知道那是以色列的黄金时代。神给了他们一个恩赐。他们相信它。所罗门的日子没有战争。人们都惧怕他们,因为他们都同心合意。神给了所罗门一个辨别心思意念的恩赐,这个恩赐如此强大,以至于以色列的每一个人,所有人都相信它。他们建造了圣殿。没有战争,列国给他们送来礼物等等。让我这样说:因为他们相信了,所以他们的名声传遍了世界,他们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

今晚,我想说:加拿大,美国,我们的希望不是建立在某个我们可以躲避原子弹的防空洞里。你怎么可能挖到它的爆炸范围以外呢?哦,我们知道的一颗就可以炸出一个方圆一百平方英里,一百五十英尺深的洞。这只是我们知道的那种。我们不知道的那种又怎么样呢?哦,如果你挖地五千英尺你会……当然,你就会掉进岩浆里去了。但是假设你下到一千五百英尺,哦,爆炸的冲击波会震碎你的每根骨头。根本没办法靠着挖地逃脱。时候已经来了。
但是,我们的确有一个防空洞。它不是用钢铁造的;它是用羽毛搭建的。“我们将呆在他的翅膀下。”当炸弹落下来时,我们将在荣耀里。但是你们注意,这个时刻已经来到我们面前。
71

呐,如果整个加拿大,整个美国,我们这里所有人一起相信神赐给我们的恩赐—圣灵,那会怎样?你不必再担心俄国了。所有的国家都会惧怕我们。神会把恐惧放在他们身上。当他进入巴勒斯坦时,他这么做过。记得喇合,那个妓女告诉探子什么?“我们的心都在里面因恐惧而消化了,因为我们听见神为你们所做的。”神能做同样的事,但是我们在做什么?靠我们自己的方法。为什么不用神的方法去做呢?

今晚,如果每个声称是基督徒的男人和女人一起来祷告并接受圣灵的洗,加拿大会发生什么?列国都会惧怕加拿大!这里只有一小群人,而你们国土面积却很大。但你们,你们能让列国都屈膝,当然,你们能。但因为,我们就是不接受,就这样。在所罗门的日子里,他们都接受了。
72

你能想象吗?每个去过巴勒斯坦的人都说:

“哦,你去过教会吗?”
“嗯,当然,我敬拜另外的……”
“不管你敬拜什么。”
“哦,我听说过你们的……”
“过来,过来看看神赐给我们的伟大恩赐。哦,我们有一个……我们的神是一个活着的神。我们的神给了我们一个伟大的恩赐。哦,它赐给了我们的一个弟兄。我们让他做王。你一定要来看看这个恩赐。它真完美。这是个辨别心思的恩赐。人们就去他那里观看。”
在他们的日子里,他们没有电视,感谢神,也没有像我们今天有的这些东西。他们知道事情的唯一方法就是通过口传,一个传一个,还有就是借着经过他们国家的商队知道消息。人们从各处来到这里从事商业和贸易等等,他们离开时会说:“你们应该去以色列。你们应该去看看他们的神做了什么。他的圣灵临到一个人身上,那个人就有了智慧,能辨明人的心思意念。那能力如此强大,没有什么能在他面前站立的。”那是一件多么伟大的事啊!人们会惊奇。所有的国家都惧怕。他们送来成千上万的牛和羊,所有的一切,想与他们保持和平。“我们可不想那些人生我们的气,因为你知道经上记着说,把磨石挂在这人的脖子上都强过得罪他们,你知道,沉到水里……”
73

所以,最后,这话传到了示巴,就是在撒哈拉沙漠以南的一个国家,“南方的女王,”耶稣提过这事。然后他说当这个小女王……每个路过的人或经过这些骆驼商队等等的人,他们都会说:“这个国家怎么样了?”

每个人都说:“嗯,很好。”
“但是你应该去以色列!那是你从未见过的最壮观的东西!他们的神把自己的灵降到一个弟兄身上,所以他们那里的人都是同心合意的。哦,这就是了!每一个以色列人都相信他。”噢,巴不得我们能同心合意,全心……不是因为我们是卫理公会的、浸信会的、长老会的,而是把我们的心放到那恩赐上,这圣灵上。同心合意,卫理公会的相信它,浸信会的相信它,五旬节派的相信它,长老会的相信它,天主教的相信它。噢,天啊,它难道不是一个……噢,那就是在千禧年了!
74

是的,同心合意。“每个人都相信它。你应该看看他们。噢,我的天,他们的神是怎样把他的智慧临到那个人!你从未见过这种事。没有什么可以站在他面前。他只是个人,但这是神的灵临到了他。”

信心是怎么来的?通过听道。那个小女王问,“是真的吗?”对,信心。
然后下一个商队经过时。“等一等。你去过以色列吗?”
“是的。”
“那是……”
“哦,当然是真的。你一生从未见过这个。一天我站在聚会中,我看见那个人分辨人的心思意念……那绝对是超自然的。”
“饥渴慕义的人有福了。”瞧?看,信心从听道而来,听神的道。“呐,她开始渴望去亲自看看。
75

记住,她要面对很多事情。第一件事,她是个异教徒。首先她不得不去到她的教会,得到离开的许可。让我们……让我们和她一起去看看,就一会儿,你说什么?

她走下来说:“圣神父啊,我听说在以色列有一个伟大的超自然能力。他们有了一场复兴。他们告诉我说,他们的神把他的灵赐给了一个人,他所做的事一个人不可能做到。那一定是他们的神在做。”
我能听见他说:“嗯哼,嗯”,主教,你知道。“我的女儿,你知不知道你的祖母是这个教会的?你的曾祖母是这个教会的,她的曾祖母也是这个教会的。你是这里的一员。你是一个高贵的人。你是一个女王。你永远不要和那一帮圣滚轮……(哦,你知道,就是人……对不起)……那帮人有关系。因为他们只是一小帮……”
76

“哦,但是,先生,他们告诉我说,他们神的灵降在了一个人身上,瞧?他做事就像神一样,像他们的神。”

“听着,我亲爱的女王。我是你的神父主教,如果有这样的事,它应该发生在我们的会众中。”
你知道那些灵没有死。它们仍然活着。瞧?“如果有这样的事,它应该在我们中间,但它不属于我们的宗派。哦,当然,那就什么也不是。那只是情感。可能是读心术。我们听说过这种事,但是那是谣传。不必在意。”
这并没有让她满意。她说:“但是,先生,他们告诉我那是一个活着的神。”
“亲爱的,看看,看看我们这里的神。”
“是的,没错。所有的书和神,但是我从没见过他们运行。祖母没有见过他们运行,她的祖母也没有见过。他们除了一堆话语什么都不是。除了一堆偶像他们什么都不是。但是他们告诉我那是一个活着的神,他活在人里面。(阿们)。我想看一些真实的东西。(神祝福她的心)。我想看到一些有生命的东西,而不是死的偶像,不是那些死的形式化的神学。”
77

“我相信神,全能的父,天地的创造者;我相信圣而公之罗马天主教会……”还说那是使徒的信经?指给我看圣经中哪有像使徒信经这类东西?圣经中没有一句这样的话。是的。这是人造的理论。没有……我这么说不是想对你们很凶;我只想告诉你们真理。但你要是想让木板连接在一起,就必须得把钉子钉牢,我们必须得把这个钉牢。瞧?有谁听说过使徒信经这种事?不,那是胡说八道。所有那些信条都一无所成。你们已经念叨了多少年了,却仍在在罪中徘徊,在黑暗中摸索,只有敬虔的外貌。而当圣灵行事时,你们称之为魔鬼。你一直以来把自己封在神的外面。听着,弟兄姐妹,你们不要像这样。醒来!我们已经在末时了。

78

大主教说:“哦,呐,亲爱的,如果有任何神迹发生,应该在我们的教会这里发生。”这没有满足她。“记住你是一个女王。你属于利百加(或者其他的社团。你是基瓦尼斯俱乐部的,或者……)。你不能和那帮卑贱的垃圾搅在一起。”你瞧?

这些话也会摔在你的脸上。什么成员不成员?我宁愿做我的神的身体中的一员,而把所有你的会员资格扔到垃圾桶里。是的,为基督站立。“基督是我站立的坚固磐石。其它地方都是流沙。”所有和道相悖的东西,让它……“人的话都是虚谎的,”神说:“我的话才是真理。”是的,绝对正确,人的话都是虚谎的。
79

哦,她小小的心仍在饥渴。你知道,如果你饥渴,神会为你开一条路。他们中的一些人说:“不要去。那是五旬节派。”那有什么区别?神若对你的心说话,无论怎样都要去。没有必要问大主教该不该去。神在对你说话。谁要审判,大主教还是神?

呐,首先你知道,她说:“我无论怎样都要去。”
“嗯,那我们就把你的名字从册子上拿掉。”
“好,那就拿掉吧!是的,我要去,我要去,因为我里面有些东西渴望去!(哦,”你的瀑布发声,深渊就与深渊响应。“)不管怎样我都要去。”
“嗯,你想要给你妈妈的宗教带来羞辱吗?”
“不管是不是我妈妈的,心中有东西告诉我,要我自己去寻找。我不想站在这里跟你们一起评论这个。我要自己亲自去寻找。”(神祝福她的心。就是这样。)我要把所有希伯来先知写下的经卷都买来。我想看看他们的神是什么样的。如果他们的神是真的,并把他自己降在那个人身上,就像他对那些先知做的那样,我会说:’他是神。’阿们。这才是做事的方式。查考经文,看看它们对不对。阿们。(我不是阿们我自己,阿们的意思是“愿这成就。”)我全心地相信。
80

这里,呐,她有很多事要面对。我能看见她把她的骆驼聚集起来,还有她的一群小使女,和一群太监。她说:“你们知道吗?我去那里,我要去看看。如果那是真的,我就支持它。”于是,她在她的骆驼装上黄金和乳香还有银子,很多的好东西。呐,她说:“如果我到了那里,如果那是真的,我就要支持它。如果它不是这样的,我可以把我的钱带回来。”那对五旬节教派的人们来说是一件值得学习的事。支持那些电视节目……电台,那些人站在那嘲笑,事后称你们是圣滚轮。是的。去支持你的牧师,支持你的教会,支持那为正确的事而站立的东西。是的,

她说:“如果它不对,我就把我的钱带回来。如果它是对的,我就欠它一些东西。”这正是我们应有的想法。如果这是神,不仅是我们的钱,我们的钱很少,还有我们的心都给它,我们的时间,我们的才能,和我们所有的一切,我们都欠了神。如果那是对的,让我们把一切都带进去。如果那不对,去寻找对的,然后走进去。
81

耶稣说:“如果我赶鬼,而你们能做得更好,那你来做吧。你能做得更好的话,那么就用你更好的方式来做。”他说:“但是如果我用神的手指赶鬼,那就是神的国临到你们了。”瞧?他说:“呐,如果你的方法比圣经的更好,让我们看看你来做。”是的。

不久前一个晚上,在一所大学,我说……当时院长和所有这些人都坐在那。他不知道。呐,像……那个人坐在那里那样想着,不知道我在讲台上捕捉到了他的想法。是的,他坐在那里说:“哦,他绝对是……绝对是一个心理学家。他绝对是。”
我说:“那么,如果我是一个心理学家,院长,我请你到讲台上来,继续这场聚会。我没有博士学位,对心理学一无所知。如果你有更好的方式,那么上来这里。”学校的院长……我说:“有哪一个心理学博士,上来这里来做。来吧。你们心理学博士。但是如果你做不到,那么就保持安静。”是的,绝对正确。“如果你做不到,不能做这事,就闭嘴!让神来。”是的。哦,那一大群可安静了。
82

所以,我们发现这个小女王,她准备好上路了。她装好了骆驼。呐,记住,她有很多东西要面对。记住,在那个时候,以实玛利的后代住在沙漠里,他们是些强盗。对那群敏捷的骑手来说,这是多么容易的猎物啊!骑马冲进那群小护卫队,瞬间砍倒他们,然后把这些穿越撒哈拉沙漠的小女人砍成碎片。接着他们会做什么?夺走所有的财宝。

但是,你知道,如果你渴求神,如果你渴慕,那就没有任何恐惧能挡住你。你知道,当你渴慕神,即使有一千万个魔鬼也无法使你远离神。你相信神,就没有任何魔鬼可以阻止你。你不会考虑环境。你只有一个目标,那就是去到神那里,无论谁对此说什么。噢,这对他们来说可能很简单;但是,你看,如果你渴慕神,你就必得满足。神将会确保你去到那里。她从没有想过那些事。
83

这旅程要多久?测量一下到巴勒斯坦有多远,就是建圣殿的地方,从女王在示巴的宫殿,穿过撒哈拉沙漠。她不是驾着有空调的凯迪拉克穿越那里。她是骑着骆驼穿越沙漠。用了九十天,三个月,在骆驼背上。有些人甚至不愿穿过一条街来听。汽车、飞机,所有东西,难怪耶稣说:“她将在审判之日起来,定这世代的罪。她从地极而来要听所罗门的智慧话,但是,这里有一人比所罗门更大。”。当然。今晚,这里有一人比所罗门更大,这圣灵,所罗门的神。这里有一人比所罗门更大。

她做了什么?开始穿过沙漠后……她开始在夜间行走,因为直射的太阳光线会把你晒得脱了皮。她穿过……骑在那些骆驼上面,读着那些讲耶和华是什么的书卷。阿们。在她一路上,魔鬼说:“你最好回去。”
“我下定了决心要找到它。”哦,弟兄们,“饥渴慕义的人有福了……”他来了。呐,我们看见,耶和华这样做事。他在先知里面显现,他这样做了,这是他的方式。先知预言事情。这个人有同样的辨别心思的灵。如果这行得通,我会知道的。我要去看看,我要去看看它是否是真的。“最终,她到了门口。
84

呐,她与1961年的女人不同。瞧?她们是这种类型的,进来,坐几分钟,“如果他说一件和我们神父不同的事,我们跺跺脚就走。”这表明你们的教养很差。是的。没错。这表明你来自怎样的家庭。瞧?不,她不是。她留下来直到弄明白那是对还是错才满足。她查考经文要看看这是否是对的。她留下来直到她一次又一次地确信了。

她支搭起自己的小帐篷,卸下骆驼上的货物,把她的钱藏到其它地方,安排侍卫周围看好。第二天早晨,我可以想象,她把头发束起来,你知道,把手和脸洗干净,穿上她最好的衣服,她去到教会坐下。在教会开始前,号声响起,音乐开始演奏。过了一会儿,所罗门牧师出来了,走到讲台上,开始说话。
85

当第一个人走上台来,她说:“现在,我看看。我清楚知道耶和华他们的神是怎么样的。我要看看他会不会那么做。他知道人心里想的。他知道人心里的秘密。所以,我们等着瞧。我知道那人只是个人。我看到他站在那里,穿着衣服,他只是个人。所以让我看看是否神在那人里面。”第一件事,一个人走过讲台,到了所罗门牧师那里,他把那人的秘密告诉了人们。她心开始砰砰跳。

接下来,第二天,更多秘密被揭示出来。第三天,更多的被说出来。日复一日,最后终于叫到她的祷告卡了,(或许不像这样,不管怎样,你知道……)但是她走进了祷告队列。她说:“现在,我要看看轮到我的时候,他会说什么。”于是,过了一会儿,她走上讲台到所罗门面前。“你好?”圣经说,所罗门王将她所问的都答上了,没有一句不明白,不能答的。阿们。弟兄们,这对她起作用了。
86

她做了什么?她转向会众,说:“我是南方的女王。我听说你们的神给了这个人这个伟大的恩赐。我知道他只是个人。我和他握手,我看着他。他只是个人。但是有位圣灵在他身上,因为他不认识我,但是神向他揭露了我心中的一切。”她说:“他的神可以是我的神。我听说的那些关于他的事是奇妙的。它们都是事实,而且比我听到的更多。”为什么?这对她起作用了。瞧?这是她亲身的经历。“比我听到的更多。比我听说的更伟大。”她说:“甚至那些常常与他在一起看到这事发生的人都是有福的。这些人是有福的。”她再也不敬拜任何其他的神,除了这位真神。为什么?她饥渴、渴求。她的心得到了满足。

耶稣说:“她将站在审判之日定这世代的犹太人和外邦人的罪。因为她从地极而来,要听所罗门的智慧话。看啊,这里有一人比所罗门更大。”到目前为止,我们已经有大约两千五百个教导和经历,但是这里有一人比所罗门更大:圣灵,耶稣基督以灵的形式,活在他的教会里,并行同样的事,就是那些当他在地上时做过的事,向这个淫乱的世代显明他的复活。
87

她出了什么问题?为什么她这么说?听听,朋友们,马上结束了。她看到了一些真实的东西。任何一个诚实、心智平衡,诚实、真诚的人,都想看到一些真实的东西。这也是今天这个世界在寻找的。它不是一堆神学理论,不是一些人能……耶稣从没有说:“嗯,我若不教导我父的……”他说:“我若不行我父的事,你们就不必信我。我若行了,那么当相信这些事。你们纵然不信我这个人,也当信我行的这些我父的事。”

她看到了一些真实的东西。她看到了一些东西。不是一堆写出来的教条,而是一些真实的东西。这也是今天的人们想要看到的,诚实的心,一些真实的东西。
88

结束时,让我这样说。每个人都知道……我没有说我是一个猎人;我只是喜欢打猎。我妈妈的妈妈来自切诺基部落保留区。我悔改时,自从我……我赚的第一笔钱只有二十五美分。我买了一个钢的兽夹子,开始下兽夹。从那时起,我一直在做这个。所以,我很喜爱呆在树林中。我在树林中看见神。我去到山上,爬到山顶看日出,站在那里,在神的面前喊叫。

不久前,在科罗拉多(在科罗拉多,我是个向导),曾在牧场工作。一天我和牧场主去打麋鹿。城里来的人在我们那里进进出出,于是我们去打麋鹿了。我们走得的很远,那些新手们(你们叫他们“菜鸟”)去不了那么远。我们去到很高的地方,他去到另一座山脉。我有一个星期没看到他了。我绑好我的坐骑。已经有点……那时候是旱季。麋鹿还没有跑下来。我去到高处的林木线那里。会下一场雨,然后会结冰,然后下一场雪,接下来又来场雨,然后太阳又会出来。你知道秋天天气就是这样的。
89

我穿过那里向前走着,我把眼睛闭上说:“荣耀归神。你如此伟大,天父。噢,你如此伟大。一个人在高山上,那里没有汽油或香烟。噢,神啊,难怪你能生活在这里。”我就一路赞美神。首先你知道,来了一小阵暴风雨横穿山脉。我躲到一棵树后面,一棵被刮倒的树。几乎就挨着林木线。我坐下来,在这棵树的后面,在那里坐了一小会儿,暴风雨吹得很猛。我把头像这样低着,说:“神啊,你真奇妙。你是这山脉的神,你是这峡谷的神。当我们贫困时,你是神,当我们富有时,你是神。当我们生病时,你是神。当我们高兴时,你是神。当我打猎时,你是神。当我哭泣时,你是神。你是众神的神。”我在那……

过了一会儿,暴风雨停了。我四周看了看,我想,“赞美主。暴风雨停了。我想现在我要去打我的麋鹿了。”
我开始走出来。突然,我朝西方眺望,朝加拿大方向。大大的太阳穿过这个地段,它大大的“眼睛”透过岩石的缝隙观看。我看那边。我想,“噢,是的,耶和华!”我回头看,看到一道彩虹,因为常青树已经结冰了,你知道,太阳照耀着它们,就形成了一道横贯峡谷的彩虹。我想,“神在这里。他就在这里。他看上去就像碧玉和红宝石,启示录1章,阿拉法和俄梅戛,初和终,他是昔在、今在、永在的,大卫的根和后裔,晨星,谷中的百合花。”噢,天啊!他在那里,在彩虹里。我想,“神啊,你真伟大。”我想,“噢,太美妙了!”
90

大约在那时,我听到一只老麋鹿发出吼声。克里斯,你明白我说的。听到那声音,“呦—呼!”像那样,我想,“噢,它在暴风雨中迷路了。它在呼唤它的麋鹿。”我想,“是的。这低沉、野性的呼唤。”一只老灰狼开始在山上嗥叫,它的伙伴在谷底回应。弟兄们,我告诉你,我里面涌出了真实的我。我站在那,像一个婴儿一样的哭。我说:“神啊,这多奇妙啊!你在彩虹中,你在麋鹿的呼唤中,你在狼的嗥叫声中。你是无处不在的神。太奇妙了!赞美归于神!”

我实话告诉你们吧,我一圈一圈一圈地绕着树跑,声嘶力竭地喊叫,大声叫喊,“荣耀归于神!哈利路亚!”我不在乎。一些人喊叫只是为了想让别人听到他的喊叫,他们是伪君子。我方圆四十英里内没有人。我就那么跳上跳下,围着树跑,大声喊叫,“哈利路亚,哈利路亚,哈利路亚,赞美神!”我到处都能看见神。他是真实的。我一圈一圈地跑。如果有人走进树林,他们一定会认为有人从精神病院跑到这里了。我绕着圈。我不在乎。我高兴坏了,发泄一些“蒸汽”。我真是太兴奋了。“哈利路亚!哈利路亚!”
91

我停了下来,说:“神啊,我为什么要离开这座山?噢!让我在这里生这里死吧,把我埋葬在这里。带我回家。我会把我的枪放在这里,让我的儿子约瑟某天找到它,他可以用它来打猎。主啊,现在就带我上去。让我去吧。”哦,实在是太好了。我总在想,什么时候我就上到这树林里消失了吧。“让我去吧,主,走出去。像以利亚那样带我走,差下火马。”我……噢,我在那里度过了一段如此奇妙的时光。

突然,我停了下来,当我停下来时,一个小……我不知道你们这里有没有。是的,克里斯,我相信你抓到过它们,这些小松鼠。哦,他真是树林中穿蓝制服的警察。那是你一生中听到的最吵的声音,个头小得什么都不能做。它跳到一个树桩上,“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
我说:“呐,等一下,小家伙。你激动什么?你不喜欢这样吗?呐,看看这个。”我又一圈一圈的绕着树跑。我说:“你喜欢像这样吗?瞧?你喜欢吗?”我说:“你知道我在做什么吗?我正在敬拜我们的创造者。你也应该做同样的事。不要冲我大呼小叫。”我继续说:“噢,要是你像我认识他那样认识他就好了。他是给你松果的那位。瞧?羞耻!我在敬拜的时候,不要吵我。走开!”我又开始绕着树一圈一圈的跑。
92

大概在那时,我留意到那小家伙没有注意我。它的小眼睛鼓出来。它像这样,朝树丛中瞪着。我想,“怎么了?”正好一只大鹰被迫在暴风雨中飞下来。我想,“哦,这就是它激动的原因吧,这只鹰。”风把它吹下来这里。我想,“噢,神啊,为什么你打断我围着树一圈圈的奔跑。”我相信神让每件事都正确的发生。我说:“你为什么打断我围着树一圈圈跑,去看那只小松鼠和那只鹰呢?那只鹰怎么了?老秃鹰,”我说:“它为什么坐在这?”

93

我看着它,想,“噢,神,你也在那只鹰里面吧?”我看着它,我想,“是的,你在那里。因为它没有惊慌。”确实是,他不害怕。我对他说:神不想要个懦夫。如果你羞于作见证,就不要去到祭坛边。你羞于说:“因他的鞭伤,我得了医治。”你羞于说:“是的,我领受了圣灵。哈利路亚!”神想在你里面放一根脊梁骨而不是一根软骨。他想使你成为一个人物,给你一个见证。

就像巴迪·罗宾逊说的,“给我一个见证如木方坚实;给我知识置于我魂之屋脊;让我撕咬魔鬼只要还有一颗牙齿,也要用牙龈争战直到我死。”这是他的见证。老巴迪大叔,你知道。他真是这么认为的。所以,他八十五岁了,开一辆小雪佛兰汽车,一年跑六万英里去传福音。他写了一本书,卖了一百万册。他甚至不知道名词和代词之间的区别。他说:“我不知道。我只是写了那些东西……”但他是一个属神的伟人。
94

现在,注意这只鹰。我想,“为什么你不害怕?你知道吗?我可以拿枪打你。”当然,他知道我很欣赏它,所以不会那么做的。它看着我,我想,“它不怕我,因为它知道……”我看着它。它不停的感觉着翅膀,你知道,看是否翅膀上的羽毛……我想,“的确,那就是它不怕的原因。它拥有一个神的恩赐,一对翅膀。它信任神给它的恩赐。它知道在我来得及摸到枪之前,它就能飞到树林中去了。它有信心。”

如果一只鹰都可以信任神给的一个恩赐,一对翅膀;我们岂不更该信任神所赐的圣灵,今天能够带领我们吗?它动的时候,看着自己的羽毛。我想,“弟兄……我,我太爱你了,所以不会杀你的。”我看着它。
95

过了一会,我注意到,它对我不太在意。它在看那只老松鼠还在,“吱,吱,吱,吱,吱,吱。”过了一会儿,它受够了。它只是跳了一大步,或许扇了两下翅膀,就垂直飞越了林木线。当他这么做时,我看见神在做的事,那个大家伙再没有扇动过翅膀,它知道如何展开双翅,每次当风迎面吹来时,它就乘风向上。过了一会儿,他一直往上,往上,往上(没有动一下翅膀),往上,往上,往上,直到他成了一个小点。

我在那里,双手举向空中站在那里,说:“荣耀归给神。这就是了。不是扇啊,扇啊,我今天是五旬节派的。扇啊,扇啊,我明天是浸信会的。扇啊,扇啊,我要去奥洛·罗伯兹的聚会。扇啊,扇啊,我要去伯兰罕弟兄的聚会。扇啊,扇啊,我要去汤米·希克斯那里。”不!而是知道如何张开你的翅膀,将信心的翅膀放在神的大能中。每一次荣耀的风吹来,就乘风而上。
他离开那属地的老花栗鼠,它坐在那说:“吱,吱,吱,神迹的日子已经过去了,没有医治这回的事,没有圣灵这回事。”他听烦了这些东西,所以他张开双翅,离开了。噢!张开你的……这就是了,朋友们。只要凭信心张你的翅膀。
96

在北部的森林,我过去常和一个半印第安男孩一起打猎。他的名字叫伯特·考尔。他是我曾遇到最好的猎手之一。你永远不用担心伯特。无论在丛林中哪里,你都不必担心他。他肯定会回来的,不用管他。

我们过去常喜欢一起去打猎。但他是我见过的最残忍的人。他的眼睛像蜥蜴。他以前常取笑我是个传道人。他是一个好人,但是他只是,他只是……很残忍。他以前常喜欢打幼鹿,只是为了让我感觉难受。
呐,记住,打幼鹿没问题,这没关系,但是不要残忍,把它射杀,丢在那儿,嘲笑它。这是错的。这是谋杀。
97

他过去常说:“噢,传道人,你和他们一样,太胆小。如果你不是胆太小,你会是一个好猎人的。”

我说:“伯特。”
他说:“嗯,我想你是个猎人。”
我说:“我是个猎人,却不是个杀手。瞧?伯特,这完全不同。”
他说:“哦,别傻了,比利。别傻了。呐,你不打幼鹿?”
我说:“我打过很多幼鹿。”我说:“神……亚伯拉罕宰了一头小牛给神,神吃了它。是的。所以,如果法律说你可以,那么杀幼鹿就没问题。这没问题,但是不要只是因为残忍去那样做,只是为了卖弄。”所以,他那么做只是为了卖弄。
98

一天,我在那里,他说:“嗯,比利,你现在上来有点晚了。”他有一个自制的小哨子,他带着那个小哨子,吹的时候听起来就像一只幼鹿(小鹿)呼唤妈妈的声音。

我想,“伯特,你不会那么做吧。”
他说:“哦,又来了,比利。”
我们一向都带着一个装满热巧克力的热水壶,因为它可以让你暖和起来,如果万一你迷路了或什么的。(我很抱歉,这么晚了,但是我马上就结束。)说:“我……”说:“我……”我们出发了,那些白尾鹿……哦,天!你说霍迪尼是个脱身术专家,他只算个业余的。你只要打它们一枪,你看看它们怎么逃。哦,它们逃的像……你只能看到它们刚才在哪儿。所以,它们,它们真是太快了。它们已经被……狩猎季节已经开始两个星期了。然后,哦,我们走了整个上午,连个脚印都没有看到。一直到约摸中午的时候,我们通常坐下来吃我们的午餐。
99

所以,大概是在中午。我们来到一小块空地上,大约有这个教会面积的三、四倍那么大,像这样。于是,伯特坐下。我们连一个脚印也没看到。我们通常大约中午时分开,他走一条路,我走另外一条。在晚上的某个时间回到我们的临时帐篷,我们的马和东西都在那里。

于是,当伯特坐下时,他伸手到后面像这样伸到怀里。我以为他想拿他的热水壶,你知道,拿他的热巧克力。所以他开始掏东西,结果是那个小哨子。我说:“伯特,你不会吹那个东西吧。”
他说:“传道人,别傻了。”用他那双蜥蜴般的眼睛看着我,你知道。他拿起那个小哨子,吹了起来。那声音就像一只幼鹿在哭。
哦,使我吃惊的是,刚好在那个地方的对面有一只大母鹿(就是鹿妈妈)站了起来。它藏在那里(你瞧?),在树丛下。它站了起来。这很不寻常。不……在这个地区可能不会,但在那个地区却是很不寻常的。一头母鹿这样站起来是很不寻常的,或者任何鹿,一天中的这个时候,大约十一点钟。
100

它站起来,四处看了看。出了什么事?她是个母亲,一个婴孩有了麻烦。它到处看。我能看到那对大耳朵和那双到处看的棕色眼睛。

伯特抬头用他那双蜥蜴眼睛看看我。我说:“伯特,你不能那么做。”于是,他又吹,那只母鹿走出树丛进入了空旷地带。呐,它不是装的。它是个母亲。有一些东西生来就在她里面,一位母亲。她的孩子陷入麻烦。她在找它。它四周看,走到了空地。我看到他……当我们一起像那样打猎时,我们从不把子弹上膛。他有一把点30-06口径的步枪。他慢慢地拉开枪膛,把子弹装上去,是180格令火药的蘑菇弹头。他是个神枪手。天啊!我看见他像这样举起枪,十字瞄准线对准这个母亲忠诚的心脏。
我想,“噢,天啊,你怎么能这么做,伯特?你怎么能这么做?你怎么能如此残忍?眨眼间,这只可怜的鹿,这母亲忠诚的心脏,她将不再有心脏了。你会把她的心脏整个打飞的。瞧?你怎么能这么做?她在找她的孩子,你就这样去欺骗她?”
101

她走出来。当他70式步枪的枪栓扣下来时,那样向下扣上时,鹿受到了惊吓。环顾四周,她看到了猎人。她有逃走吗?没有,先生。她知道她正面对死亡,但是她的孩子有麻烦。她继续向前走,慢慢地,找她的孩子,大耳朵竖着,望着,鼻子朝上。她看见了猎人,并且她知道她一会儿就会死,但是那对她没有任何不同。她的孩子有麻烦。她没有任何的假冒,像许多教会的会员那样。有些真实的东西。她生来就是个母亲。她四处看。

我说:“我不想看了。”我转过身去。我想,“神啊,不要让他这么做。不要让他这么做,主啊。树林中有很多鹿。不要让他杀这只可怜宝贵的母亲。不要让他那么做。她一定有一只小鹿在某个地方,否则她不会像那样的。她以为小鹿迷路了,正在哭着找她。主啊,不要让他打死她。”我等了一会,随时等着听枪声。我知道只要枪一响,她立刻会成为一只死鹿。而且她站的地方离他还不到三十码,正好在空地上。
102

我只是在等,但是枪没有响。我等,等,枪还是没有响。我想,“出了什么事?”我转过来。这位神经像钢铁般坚强的半个印第安人,他像这样颤抖着。他转过身,泪流满面。他把枪扔到地上。抱着我的腿。他说……[磁带有空白。]

请闭上眼睛,祷告,这里有多少人想成为像那只鹿妈妈一样的基督徒?你是否想拥有基督的爱去到你心里,这样就能彰显基督?不是伪装的,而是一个真实的……一个出生,使你成为一个基督徒,就像那只母鹿生为一个母亲。如果你想拥有那种经历,你愿意举起手来吗?神祝福你,神祝福你,到处都是,对。
103

我们的天父,这只是个简单的小故事,然而人们知道了他们需要你,主啊。他们需要成为一个基督徒。他们想要成为。我们都想有些真实的东西,这样我们才能告诉世界你是基督,神的儿子。主啊,今晚,应允这个。愿这经历临到我们每一个人。在这个小小的建筑里,也许有一百五十人,他们中超过一半的人举起了手,想要那种经历。主啊,这表明他们缺少那种经历。愿基督今晚以他的忠诚、圣洁,向这些会众显明。他爱他们,并能给他们一个真正重生基督徒的经历。不是伪装的,而是一个真实的经历。父啊,求你应允!奉耶稣,神的儿子的名,我祈求。

当我们都继续低头时,今晚,这里有没有人,或者有多少人,想要接受耶稣作为你们的救主,说:“伯兰罕弟兄,像南方的女王那样,我,我想要,我想要基督。像那只母鹿那样,我,我想要成为一个真正的基督徒。我从未成为过一个基督徒,我从未把他当作我的救主。但是今晚,我想这么做。”你们愿意站起来,就一分钟,说:“我想要在祷告中被纪念。”
耶稣说:“在世人面前承认我的,在我父和众天使面前我也承认他。”
你是否愿意此刻站起来,说:“我从没有为他站立过。”神祝福你,神祝福你。这很好。你们还有一些人,站起来。神祝福你。还有其他人吗?只要站起来。神祝福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