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0429E 无定的声音

1

主是我们的生命,是我们一切的一切。我们为再有一次这样的机会拥抱他和相信他而感谢你。我们为着他的子民感谢你。今晚他们站在我面前,是主宝血所买赎的。我有幸向他们讲道。

主啊,我祈求你恩膏说话的嘴唇和听道的耳朵。愿神的道落在肥沃丰富的信心土地上。愿许多人都得着医治、得救。我们奉耶稣的名求,阿们!
[原注:说方言和翻方言。]阿们!为这段有力的劝勉而感谢我们的天父,如果我们相信他……那是我们必须做的事,相信他的道,我们所需要的一切都必供应。“你们要先求神的国和神的义,其它的东西都必加给。”
2

呐,我知道你们也许累了。今早我们留你们在会堂里一直到将近十一点半,才去吃早饭。我想我们宝贵的大卫弟兄今天下午举行过聚会,你们也许都被福音充满了,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去付诸行动,一切就必结束。那就是我们所需要的。

呐,今晚我确实很感激在我身后有这群可敬的男人女人,他们也是基督的仆人,在我向你们讲一会儿道的时候为我祷告。我也感激你们所有在底下祷告的人。
如果你想为我做点事的话,只要为我祷告。是的。
3

觉得更好吗,孩子?现在会好的。只要留意,如果一件事不……

[原注:说方言和翻方言。]阿们!感谢归给神。
与基督耶稣一同坐在天上是何等奇妙啊!我们都从一位圣灵受洗,成了一个身体,与基督耶稣一同坐在天上。你们爱不爱这样?是不是在天上美妙得……
我们很抱歉这么多人站在厅里等等的地方。真希望我们有地方让你们坐下,但今晚我们没有。我想明天下午的聚会也许是两点开始。是吗?三点?明天下午三点;对不起。明天下午三点聚会开始。
4

那将会给你一个机会去教会做礼拜,然后回到这里,参加我们明天下午的聚会,然后又回去参加你们自己的聚会。来拜的人,讲台这里的这些牧师肯定欢迎你们。在这些全福音教会附近,如果你来这里探访,务必要找到一个教会,明天去作礼拜。因为那是我们都应当去的地方:星期天在神的家里敬拜主。

呐,明天下午,你们可以来拿祷告卡,明天我特别想邀请牧师们,因为我想要他们帮助我为病人祷告。我想要向你们证明神不只应允一个人的祷告;他应验任何祷告之人的祷告。所以,只要出来帮助我们。
5

大约三点我们要分发祷告卡,也许是大约两点半,三点差一刻。所以所有的……我们不想打扰其它聚会。明天下午大约两点半小伙子们要分发祷告卡。

呐,在这圣经中,如果我们翻开看一会儿,想要……今早,今早我又没做到。我说:“肯定的,如果到十点半,我就……”我对比利说:“你看着我,要在十一点结束。是的,你要看好我。我要上去那里,只说几句话。”我开始谈论主,到十一点半才结束。所以,我永远无法讲三十分钟的信息,我想我最好放弃,停止尝试。
6

在《哥林多前书》14章第8节,我们来读这节。

若吹无定的号声,谁能预备打仗呢?
呐,由于有很多人站着,我尽可能简短地讲。很高兴在这里听到有关这位弟兄的这些报告。有人说,大卫弟兄说有一百多人领受了圣灵。哦!看到人们在这最后的时刻进入神的国,领受圣灵,岂不使你的心火热吗?
7

我们的大卫弟兄有一个事工,他在不是五旬节派的教会团体中间服侍(瞧?)。我读了一些令人震惊的文章,神怎么在那里运行,领他的子民进来。我们为那些事而感谢神。有这一切的大事工……听到他讲起奥洛·罗伯茨和汤米·欧斯本,那些弟兄真是神宝贵亲爱的孩子。

我非常高兴地知道主耶稣让我有份于他们的事工,稍微赐予我一点东西,也许在别的土地上,当我们坐下来时,我看到几千人进来,我说:“主啊,感谢你。我很高兴,我知道没有比做你吩咐我做的事更好的。哦,看到他们进来。”
8

呐,“若吹无定的号声,谁能预备打仗呢?”呐,那是个挺大的陈述:“无定的声音。”

呐,如果你不确定,那你就不可能有信心。如果不确定,那你就不可能有任何信心。因为信心是确定的东西。你知道这点。它是……“信心是所望之事的实底,是未见之事的确据。”它不是神话,不是想象,不是希望,而是信心。
信心是实底。它是神已经赐给你的东西。你没看见它,但你,然而你……你就像确信得到了它一样,仿佛你手里已经得到了它。是信心让你买到你所盼望的产品。
9

呐,保罗在这里讲“无定的声音”。我挑选这题目,因为,因为今晚的聚会,因为我们正生活在一个极其不确定的日子。今天有太多不确定的东西。我们……像我们的国家,国家安全是如此的不确定。

几年前,哦,我们说再也没有战争了。但我们发现我们仍然有战争。我们还会有战争,直到基督来接管这国度。因为只要撒但在统治国度,我们就会有战争和麻烦。但国家安全的不确定,不仅仅是在这个国家,而且是所有的国家。
因为现在小国已经得到了大国所得到的同样的武器。他们……安全确实是不确定的。我们不知道什么事。人们中间有不安。
10

从这国旅行到那国,我发现似乎每个人都很紧张。精神病房瀑满了。人们……在街上,似乎有太多的焦虑,人们拼命地奔跑,以至于他们彼此没有礼貌了。我在众人中间注意到了这点。

最近,我在某个地方举行一场聚会,那里有一个停车场。我注意到我们的五旬节派信徒把车斜着停,就像这样。如果他们把车直着停,就可以给别人机会。他们有一些五旬节派的咒诅。我不知道你们听没听过这个。
11

晚上他们走在路上,这人把车灯改成近光,另一个人却不把车灯改近光,继续开,不理会这个。由他去吧,必要时使他眼花缭乱。那是五旬节派的咒诅。你瞧?“由他去吧,他应当……”不管别人做什么,我们不该那样做。让我们显出,让我们显出我们是由什么制成的。让我们在这里面得到一样东西,来显出爱和尊重。尊重其他人,爱他,不管他是对是错。

如果你爱那些爱你的人,嗯,罪人也这样做。但我们是不一样的。当基督进入我们心里时,我们就爱那些不爱我们的人。爱不可爱的人。我们也曾经是不可爱的,你知道。基督爱我们,直到我们归向他。
如果我们是属基督的,基督在我们里面,我们就有同样的灵来交通、合作,帮助人,尽力移开大的重担,为我们的同胞使生活更容易一些。
12

呐,最近我有兴趣读报纸,看到了这个导弹竞赛。我想杜波莱西弟兄今早谈到,世界想要把一个人放进太空,看谁能先做到,在这点上给了我们很好的功课。我们已经有一位在太空两千年了:耶稣基督。是的。

但俄国认为那天他们可以吹号,因为他们让一个人坐着某种装置上去了,绕地球走了一两个小时。嗯,耶稣可以从荣耀中来,比一个念头去到他那里还要更快。那是多么……这是多么快啊!
13

你知道,爱因斯坦证明了,如果两个力量来得足够地快,它们可以穿过对方,却不会打扰对方。如果两辆车在路上走,它们都以可怕的速度行驶,比声音还快,每秒几十亿英里,它们也许能穿过对方,而丝毫不伤害对方。

他证明了这点。通过力量撞在一起……呐,你瞧,我们是完全被拘于地球的人,以至我们所想的和所能想到的一切都是时间和空间,但当我们离开这个世界,我们就进到了没有时间的地方。
14

我们可以想到每小时五十英里、每小时一百英里、每小时两千英里或每小时一万英里;当我们想到永恒时,那甚至还没有开始呢。太快了!耶稣得荣耀,领受了荣耀的身体,从死里复活,升上高天到父那里去之后,几秒钟就回来了,以那么可怕的速度,以至他穿过墙出现在门徒面前,却根本没有移动墙,然而却拥有一个能站在那里吃鱼和饼的身体。那就是速度,穿过去了。

他能一路穿过荣耀,去到你心里,像你能想到他一样快。像你能认错一样快,他能把魔鬼赶出去,把他自己带进来,就像你有足够的信心相信一样快。太快了!
15

当然,正如我说的,我们是地球上的人,我们只能衡量英寸、英里等等。就像以前引述过的:“如果母亲子宫里的小婴孩能思想,会怎么样呢?他就会说:’哦,’(想一想)’你知道,他们告诉我再过几天我就要出生了。我有祸了!他们告诉我外面有很多空间,有一个发光的太阳。人们到处走。我要在哪里谋生呢?我的生命起源于这里面。我会怎么样呢?当我出生了,我就有祸了。’”

哦,接着,他出生以后,就决不想再回去了。哦,我们就是这样想的,再乘上几百万倍,想要把天上的事跟地上的事比较。那要伟大得多了。
当死亡临到我们时,我们离开这片被称为世界的大地,去到彼岸的那块地上,嗯,我们决不想再回到这地方,这片败坏和令人心痛的地。
16

在基督徒商人期刊上,他们出版了一期。我称之为异象,尽管它不像我所见过的其他异象。我看见……主一直很恩待我,从我大约不到两岁的时候就让我看见异象。后来,我看见过许多异象,但没有像这个异象的,因为我站在那里,往下看着我自己。我看见了那些人,跟他们握手。他们就像我们一样是人。只是那里没有昨天,没有明天,也没有老年人。他们都是年轻的。

哦,我想……我一直想活着看到耶稣再来,因为我从不想成为一个灵。我一直害怕幽灵,我不想死,成为一片云。像一片白云一样漂到某个地方,看见我的弟兄们,说:“他们在那里。真希望我能跟他们握手,但他们没有手可握。那是死的;他们在坟墓里。”
17

当时的异象使这节经文活了:“这地上的帐棚若拆毁了,我们有一个已经在等候。”哦,从这里搬出去,进入那个里面。哦,我告诉你,那给了我们伟大的盼望。不管世人怎么想,不管世界怎么不安全,当我们想到那些事时,所有的惧怕都离开了。我们成了天国的公民,互相尊重。那些不是公民的,我们也想恳求他们去那个地方,在那里他们可以……任何人都不应该错过那地方。

我是个中年人。我五十二岁了。我的妻子和孩子今晚就坐在这里,这个年轻人,我的儿子,我家里有两个女儿。如果不是为了传福音和养育那些孩子,看到他们正确地长大,为着福音的缘故,此时,就在你们面前离世,也一点不会吓着我。
那是个荣耀的地方。所以我……那把我所有的惧怕都除掉了。我曾经怕死,我再也不怕了。我为此而感谢主。
18

呐,如果国家没有了安全,那又会怎么样呢?如果俄国掉下一颗人造卫星、炸弹,或导弹什么的,不管他们怎么叫它,又怎么样呢?那又有什么差别呢?哦,那只是一个为我们架好了阶梯的家,能快速脱离这一切的事,回天家去。因为我们要在它落下之前离开。

我相信,圣经教导过这点。耶稣说:“挪亚的日子怎样,罗得的日子怎样……”在挪亚的日子,在审判击打地球之前,甚至在雨滴下来之前,挪亚就在方舟里了。当然。他是在危险之外。天使对罗得说:“速速去到那里,因为在你离开这里之前,我不能做什么。”瞧?他们必须先出去。
19

我相信将来有一天早上,神的号要吹响;在基督里死了的人要复活。我们这活着还存留的人要在一刹时、眨眼之间改变,与他们一同被提上去,在空中与主相遇。对恶人的大惩罚就会在这地上开始。

如果我们知道我们有可能在天亮之前就被炸得粉碎……科学说现在是午夜前一分钟,离主耶稣的再来有多近了?但它会发生在其它事之前。
所以,国家没有安全:紧张,男人们试图签定协议,像一群孩子一样,互相争吵、撕打。我们应当留意那些事,因为我们留意它们是必要的。
20

那天,他们所举行的这些会谈……艾森豪威尔先生和赫鲁晓夫在美国相遇。艾森豪威尔代表所有的西方国家;赫鲁晓夫代表所有的东方国家。你注意到了吗?没有任何事是他们可以说他们谈得来的。赫鲁晓夫脱掉鞋子,敲打桌子,等等。

哦,你知不知道那正好应验了先知所说的吗?你知道“赫鲁晓夫”在俄语中的意思吗?意思是“泥土”。你知道“艾森豪威尔”在英语中的意思吗?是“铁”。铁与泥,东与西,但以理异象中的两个大脚趾……朋友们,我们已经在末时了。
21

哦,我们国家之间必定会有这种不安。民要攻打民,国要攻打国;困惑的时候,邦国之间有困苦,海浪匉訇。嗯,世界似乎处在神经衰弱中。

另外,我们的工作,我们的工作是如此的不确定。我在厅里跟一个刚从部队回来的年轻人交谈。他回来了,没有工作。你不知道下一天有人是不是要……你上升到了有资历的地步,有的人走下坡路,却不想退休,他们找到某件事来反对你,然后你就失业了,然后,因为太老,就找不到工作了。你过了二十五岁……现在找工作没有多大的益处。
22

所以他们……瞧,你想一想,如果一个人三十五、四十岁,如果他没办法谋生,他要做什么呢?那时,如果你在上班,他们随时都可以找一件小事让你下岗,把你解雇,然后你就被裁员了。所以,工作上没有安全。那是个……我们知道这点。它的不确定性。

不确定什么时候我们的国家会爆炸。在这个要来的基督徒商人大会上,我想在佛罗里达州的迈阿密,有一个人将北上,去到格陵兰,最近他的手按在操作杆上;他可以让世界毁灭。他太紧张了,不知道要做什么。他们在屏幕上发现了一颗炸弹或导弹。他们以为俄国要开火,到处都架着导弹,躺在火药桶上,整个世界随时可能爆炸。
23

所以,没有安全。没有办法避免它。你不可能往下挖,那些炸弹能在地上炸一百五十英尺深,几乎一百平方英里宽。我们都知道那个。我们不知道要怎么办那些事?每个国家都有他们所隐瞒的秘密。我想知道,还有多少东西是我们不知道的。

他们在谈论所有的这些阅兵和去到不同的地方,找到某个地方,一个防空洞,在地里往下挖,把政府搬到某个隧道下。那又有什么益处呢?哦,如果被一颗炸弹击中,你在地底下一千五百英尺,那冲击波也会炸断你身上的每一根骨头。
24

没有办法躲藏或是到地下去。只有一个办法你能设法躲藏,就是上去,离开它。只有一条上去的路。哦,我何等喜爱我们在太空中的人。我喜欢。因为他说他要带我们离开这里,离开这些事。是的,先生。国家没有安全。

你说:“我要跑到这个小国、那个小国。”嗯,都要爆炸。他们要……国家没有安全。我们的工作没有安全。
注意今天,家庭生活到了一个应该处于被处理的境况。嗯,你看到小伙子们出去拿枪打死了还躺在床上的爸爸妈妈。我们的男人女人之间、我们的父母之间不诚实。在许多大城市,丈夫和妻子都揣着秘密的钥匙,或说是万能钥匙,传递他们房间的钥匙。每个人进来,在某处吃一顿饭;一个人有一场约会,另一个人有另一场约会。哦!
25

家里不再有正派了,没有尊重了。这个时代的家庭没有老式的家庭(太多家庭都没有),圣经在那里是打开的,爸爸读一章,他们围着桌子跪下来祷告。人们走进去,就坐下,吃饭。我看见,人们走到桌子边,就开始往嘴里塞,吃得口水飞扬,根本不祈求祝福。你知道,那只……我不是要把这个当作笑话;我想要把它当作一个要点来说。

一次我注意到,那是过去我们生活在农场的时候。有一头猪在苹果树下。那些苹果掉下来,砸在猪头上。猪天天吃苹果,却从不抬头看苹果是从哪里来的。是的。
哦,那不只发生在猪身上。你没有意识到食物是从哪里来的。你最好抬头看天上,为食物而感谢神,因为他是那位赐下食物的。
26

我们不再有家庭的安全了。把你的孩子送去学校,他们在那里教孩子什么?许多时候,太多的时候,他们教孩子说我们是从猩猩进化来的。哦,我们不相信那个。不。如果人不过是一只动物,那就吃吃喝喝,欢喜快乐吧。就是这个造成了那么多的青少年犯罪;就是这个造成了那么多的犯罪。因为如果人们不过是一只动物,那就会使得他举止像只动物。

我们必须告诉他,他是神的儿子,为神的国而生,他是个人物。这只是底片,一张照片,底片,等候有一天被冲洗出来。死亡是唯一能将它冲洗出来的东西。
当你向自己死去时,新照片就在里面开始了。那个新造的人,基督耶稣,开始把自己显出来。将来有一天,他要来,接受你归他自己。那时这一切就要改变了。这底片的阴影将要变成正片。
27

我们发现家庭安全很不确定。年轻男人可以出去外面,再找个妻子,年轻女人给自己找个丈夫。他可能举止像个绅士,等等,但这确实是冒险。

我们发现各种事发生在家里,到处都在破裂。我想,美国的离婚比世上的任何国家都多。我们本该成为文明的地方,每年我们都发现,每一年人们都开始举止更不文明了。
你能想象男人可以杀男人、女人、小孩子,是那样的教养吗,怎么能成为那样呢?过去闹革命的时候,我相信石墙·杰克逊在卢考特山顶上,另一位了不起的将军在山脚下。他们互相开炮。次日他们准备开火时,杰克逊下令开火。他们向山下喊叫,说:“弟兄们,准备好。我们要向你们开火了。”
28

呐,在德国,以及不同的地方,人们在那里就像希特勒,把那些可怜的犹太人拉出去……嗯,那标记仍然立在那里。他们杀了几十万、几百万的犹太人,一、两个负责的,本该是受过高等教育、有文化的人。巴不得我们连abc都不懂,只认识基督,会更好些。那就不会制造出像那样的事来了。

不,它确实是不安全。国家事务、工作、家庭,现在,我要说另一件发出无定的声音的事:我们过分信任的,我们为了它而大吵大闹,就是政治。
老邻居为了政治而争吵、忙乱、焦虑。一个是民主党,一个是共和党。嗯,他们为此争吵打斗,而两个党都腐烂肮脏透了。是的。所以一个不能说另一个错了,因为两个都错了。那是完全正确的。
29

但政治……几年前,当我们有……最初引进民主的时候。英国的一位贵族说:“它全是帆,没有锚。很快他们就会站在……政治家站在肥皂盒上演讲。”哦,是的。绝对没错。但他没有想到他自己美丽的上议院和下议院,也将会发生那样的事。

但你发现所有的这些事必须结束。我相信民主。但我相信民主就像法国在圣女贞德的时候一样。
法国需要革命。是的。但他们革命之后,他们需要反革命来纠正他们正在革命的一些事。我认为民主是对的,但当民主赢了之后,我们需要在民主上有一些纠正。是的。
30

我认为教会是对的,但当教会被征服后,我们需要在教会里有一些纠正。是的。

政治。最近……我既不是民主党,也不是共和党,我是个基督徒。所以我不……我只投票给一个人,就是耶稣基督。他接受了我的票,我一定会赢得那次投票,所以那就是我参加竞选所选的人,是支持他。
我妈妈是民主党人。哦!我爸爸更像是共和党人。所以就……我们家里有投票,每次一个人都投票否决另一个人的投票。不,先生。他们不会让步。
所以就是这样。瞧,这就像一群孩子在玩耍。我认为他们要么在党派里是好的,要么在党派里是坏的。这取决于人。我认为卫理公会、浸信会或长老会、五旬节派就是这样,这是教会里的个人。
31

如果你是天主教徒,你依赖天主教会得救,你就失丧了。如果你是五旬节派信徒,依赖五旬节派教会得救,你也失丧了。但如果你是天主教徒,你对耶稣基督有信心,相信他,你得救是本乎恩,因着信。其他任何教会也是一样。它是个人。正如我说的,是体系抛弃了弟兄之情。不是教会本身。

呐,政治。你不能信任它们。我们刚举行了一次选举,被证明是曾经临到这个国家的最不正当的事。是的。但他们怎么做?他们有一台万无一失的机器。联邦调查局揭露了这事,在报纸和各处曝光了这事,说机器被设置了,每次他们投票给尼克松,他们就得同时投票给肯尼迪。联邦调查局揭露了这事。他们对此做了什么吗?没有,先生。那是不正当的。是的。
32

呐,有人说:“有一天你会因着那么说而被枪杀的。”这是我所知道要死去的最好地方。我不知道更好的死去的理由。

这个国家很像以色列。以色列是一群处于奴役中的人;那群以色列人处在奴役中,热爱自由,想要敬拜又真又活的神,神从奴隶的坑中释放他们,领他们到了应许给他们的地上,把原住民从那地上赶走了。他们接管那地,成了一个大能的国家。他们有大能的人。
这个国家也做了同样的事。我们是一群被束缚的人,没有宗教自由。神打发我们的前辈来到这个国家。我们赶走了原住民,接管了这地。它成了世界的领头国家。
33

以色列是当时世界的领头国家,因为他们有几个属神的伟人,像大卫、所罗门这样的人,可敬的人,正直的人,认识神并信靠神的人。但一天,出来了一个变节者,被选举登上了宝座,那就是亚哈,一个边界信徒。

这个国家在全世界都被认为是领头的国家,因为我们背后有几个属神的人:亚伯拉罕·林肯和乔治·华盛顿,像那样信靠神和敬畏神的人。但就像以色列犯错把亚哈选进来一样,不久前我们做了同样的事。
当亚哈进来时,他娶了耶洗别。耶洗别是个异教徒,那不是亚哈。亚哈是个很好的人。他悔改了很多次。但那不是亚哈;而是宝座背后的耶洗别,因为亚哈娶了她。她控制着亚哈,给国家和百姓带来了罪。
34

同样的事现在也发生了。你们一些循规蹈矩的好民主党人可能不同意这点。但让我告诉你们;你们对你们的政治考虑得太多,而不是考虑神的圣经,你们让它进来接管了。神是第一位的。他们是因着什么宗教自由而来的?那个耶洗别的体系。

现在我们的总统嫁给了那个耶洗别体系。绝对没错。当时怎样,现在也怎样。不是他……总统先生,我一点也不反对他;而是背后的那个体系。
最近你们注意到学校多么圆滑地让那体系被接受了吗?确实是。那只是开始。你且等着。是的,先生。你且等着。你最好接受圣灵传道人对你们发出的警告。但问题是什么?我们为了政治而出卖了我们的长子名分。
35

你们在教会里玩政治等等。你们做了什么?你们维系了整个国家,却把神赐给你们的长子名分卖给了你们为了自由而来到这里的东西。绝对是的。阿们!我不打算讲这点。

现在太迟了。那是要应验预言。那正是他们在机器被证明不正当之后不肯纠正的原因。这比你所想的还近了。必须如此。
呐,不管是谁我们不能……这个政治发出无定的声音。你不知道;你可以投票,投票,投票,投票,没有任何差别。他们随心所欲地操纵它。所以政治上也是不确定。
36

教会里有不确定。哦,我们有了几百个宗派,每个宗派都说:“我们的是对的。他们不好。我们得到了。”美国大约有九百个不同的组织,他们怎么可能都是对的呢?

呐,某个地方有无定的声音。它发出的声音不对。一个说:“你过来加入我们的教会。你离开这个教会,来加入我们的教会。”第二个人加入他们的……人们带着介绍信从一个教会到另一个教会,直到他们把信件磨破了,只是改变名字,从卫理公会到浸信会,到长老会,到路德派,到五旬节派、一神论、二神论、三神论,为什么是……天啊!
为什么你不忘了它呢?当把名字记在天上羔羊的生命册上。你就再也不用挪了。是的。
37

不确定,教会发出无定的声音。不久前浸信会有个口号:“44年增加一百万。”我们得到了什么?你确实增加了一百万加入者。

如果所有的人,那是在美国某个教会名册上宣称是基督徒的天主教徒或新教徒。如果那些人每个都是重生的基督徒,我告诉你,这个国家就会禁酒,酿私酒的就要吃得饱饱的,才能得到足够的水分来吐唾沫。是的。
38

那将是,哦,那将不一样。但今天他们把威士忌卖给那些人,然后又因着喝酒而逮捕他们。哦,愿神怜悯!政治,教会,这一切确实是无定的声音。

“来加入。来把名字记上去。”那不是好主意。来重生;来死去;来向自己和自己的想法烂掉,让基督进来,成为新造的人。那才是好主意。
国家上的不确定,工作上的不确定,家庭上的不确定,政治上的不确定声音,教会上的不确定声音。哦,甚至生命也是不确定的。我们不知道我们什么时候离世。但有一件事是确定的,我们知道我们必须离世。
39

正如老口号所说的:“有两件事是确定的:那就是纳税和死亡。”你必遇见这两者,为什么不做好准备呢?是的。

生命的不确定,教会的不确定,太多的不确定……那么你说:“伯兰罕弟兄,你肯定带我们走极端了。有什么是确定的吗?”我能站在这里,读出一列不确定的东西。
国家不确定。无定的声音,谁知道要做什么呢?工作、政治是不确定的;教会是不确定的;家庭是不确定的。什么是确定的呢?有确定的东西吗?是的,有一样东西,我向你们担保它是确定的。那就是神的道。没错。
40

在《马太福音》24章35节,耶稣说:“天地要废去,我的话却不能废去。”就像神说出的其他话一样确定,它必要成就,这是确定无疑的。

在世界出现之前,在基督降生前的四千年,圣经说他是神的羔羊,创世以前就被杀了。因为当神的计划拟定时,他就知道将发生什么事,在他伟大的思想里,他知道他要杀死自己的儿子来拯救世人。当神说出来时,这事就解决了。阿们!
当神说出什么话时,它就跟神是永恒的一样了。神的道不可能落空。耶稣说:“天地要废去,我的话却不能废去。”哦,它肯实是确定的。道没有不确定。
41

它可能使你在接受它的时候举止怪异;你可能举止不像你过去那样。那也是一件确定的事。保罗说:“我现在所活的生命……”他必定活出了一种不同的生命,尽管他是被虔诚地养大的。但他有了不同的生命。“不是我活着,乃是基督在我里面活着。”瞧,他已经从一种生命去到另一种生命了。

就像你接受神的道进入你心里一样确定,然后你就会拥有永生,举止奇怪,看上去奇怪,跟你过去不一样。
现在让我们回过头去看一会儿,大约十分钟,查看几个过去的人,他们完全安息在神的道所发出的确定声音上。
42

挪亚,远在起初,在上古洪水毁灭之前,也许他是个田间的农夫,但有一天他遇见了神。神告诉他说要下雨。挪亚确信天要下雨,就像他确信自己是挪亚一样。他开始预备方舟拯救他的家人,因为他确信天要下雨。

不管那看起来多么不科学,不管有多少……科学可以向他证明上面连一滴水都没有;不可能有一朵云的形状;不可能有这个、那个或别的。不管那看起来是多么科学,挪亚确信天要下雨,他为此还做了安排。阿们!
弟兄,就是这样。当你确信时,就要为它做好安排。如果你今晚确信你不会病着离开这里,如果神把这个启示给了你,你就不会走出去,做好安排。你说:“我残疾了;我不会走路。但我心里确信刚才神对我说话:’今晚你要走出这会堂。’”只要做好准备;你就会出去。是的。
你心里要确定。当神说话时,它是确定的,永恒的确定,当神说话时,就根本没有任何无定的声音了。
43

摩西,一个聪明、受过高等教育的人,高雅的学者,甚至可以教导埃及人。他是个军人;我们得知,他通晓军事的一切知识。但他发现他在军事上失败了。他身后拥有法老的整个军队,本来要继承宝座的,但一天,他逃跑了,去旷野呆了四十年,结婚,定居了下来,有了妻子和孩子。

一天,在沙漠的偏僻处,一个八十岁、胡子长长的老人,正在牧放羊群,却看见了燃烧的荆棘。他站在那荆棘前面,听见神说:“我必与你同在。下埃及去吧。”摩西确信没有什么事能干扰他。他知道他要下去拯救百姓,因为他确信神告诉了他真理。因着他知道那是神,他知道拯救他们是神话语中的计划。
44

呐,如果摩西能够那么确信,一个老人下去领一个国家从另一个国家中出来,更何况,我们读到了神的道,看见那些事,我们正生活在我们所生活的这个时代,我们应该对一场要来到的复兴完全确信。我们应当对圣灵的浇灌完全确信。我们应该对我们的医治完全确信。神这么说了;问题就解决了。

45

摩西完全确信以色列要得到拯救。他不知道要怎么拯救;他手里什么也没有,只有一根旧的杖。但他无论如何都要下去。他不知道事情要怎样成就,但他知道神已经对他说话了,他上路了。

他去到埃及,当他到了那里之后,任凭神做神想要做的事。就是这样。你说:“伯兰罕弟兄,我得了癌症,我怎么能确信呢?”让神对你说话。接受这道。哦,如果医生说……我知道那人为你做了他所能做的一切,毫无疑问。但如果神对你说话了,就要确信那是神,然后继续前进。
46

神对你说话,你就必看到神,看到他的大能,看到他的复活,看到他所行的事,他的神迹,你知道他在这里,然后接受他,接受他的道。如果你能在心里感觉到它是真的,那就继续走,做好准备,因为一切都是对的。

那天晚上我在这里讲过的那个小女孩,也许今晚那小女士就在这里,从锡安来的,带着一只脚耷拉着的婴孩。她如此确信那孩子将会走路,她为孩子准备了几双鞋子(你瞧?),下来为孩子接受祷告。
47

当她经过讲台为孩子祷告时,她观看,孩子试了试脚,没有好转。于是她去到母亲那里,母亲知道我去办公室了。所以他们把女孩送到那里。小女孩进来,我说:“你不是昨晚接受祷告的那个女士吗?”

她说:“是的。但你知道主已经对我说话了,说让我把孩子带到你这里来,当你按手在我的孩子身上时,孩子就必行走。”
我说:“哦,需要的就是这个。神说了。那就是我们当做的。只要相信它。”
她说:“但孩子没有行走。”
我说:“那跟这个没有一点关系。如果你确信,你就不会疑问。”
48

所以我们祷告了,按手在孩子身上。我说:“姐妹,我可以站着,整天这样做。如果你确信,真的相信,它就必发生。它肯定会那样成就。”当她走出去时,她想要听见我说别的事。可怜的人,小女士……我希望……她可能……从锡安来的、那天晚上把孩子带到这里的姐妹,今晚你在这里吗?你在会堂里吗?如果在,请举手。我是……她是……

那天晚上她在这里时,你们一些人也在这里。那天晚上她在这里时,谁在这里?是的,我们……好的。呐,她确信主要医治那孩子,但她想要我对此说一些话。瞧,我已经告诉了那里的弟兄们,我看见那个孩子好了。但我只想看到她对此会怎么做。
49

所以,当她有点失望地走出了房子,有点哭了,她回头看了看;她的丈夫也跟着出去了。当她回头时,她说:“伯兰罕牧师?”

我说:“什么事,夫人?”
她说:“让我的孩子残疾是神的旨意吗?”她只想听见我要说什么:要把它拽出来。
我说:“不是,夫人,不是的。”
她说:“谢谢你,先生。”她走出了门。
大约一个星期后,小孩子的腿能正常下地,痊愈了。瞧?只要持守住它。抓住一样东西,持守它。确信。是的,先生。
摩西确信神要拯救以色列。
50

以利亚,去到山顶上,当时他认为他是唯一剩下来的,神带他上去那里,用乌鸦供养他,让他一直活到他能应验预言,神就拉着他从那地离开了。

在亚哈的时代,所有人都放弃了,但他们那里有一个人不肯放弃。那就是以利亚。他仍然告诉耶洗别说她那样举止是错的。不管剩下的人怎么做,他极力地向他们灌输这点。
51

一天,神说:“呐,你说预言反对他们已经够多了,从工场上出来吧,我要让你所预言的审判倾泻在他们身上。”于是以利亚走到山顶上,在那里呆了三年半或三年,他们都疼痛得咬牙切齿,但他却坐在小溪旁。小泉水,一直都有属灵的启示,生命的水涌上来。

剩下的人……听着,弟兄姐妹,让我告诉你。将来有一天,神受够了周围的这些事,他要把所有的真种子从地上取走,那时你们就会想要一场复兴了。这必要成就。先知说末日将有一个时候,人饥饿非因无饼无水,乃是听不见神的道。真正的仆人要被取走。末日将会有一场饥荒。事情必会如此。
52

呐,注意,当时神告诉他为什么把他从住的地方领上那里。神说:“去叫亚哈上山顶来。”当以利亚如此确信那是神告诉他去那么做的,他甚至叫了四百个祭司,他们摆上一只牛,整天祷告。以利亚走来走去地取笑他们。

他说:“为什么你们不大声点求告,也许他走到一边,也许他睡着了,或不想被打扰了什么的。大声点求告他。”完全是取笑他,他们……为什么?因为他确信。他知道那偶像里面没有能力。他确信他跟永活的神连上了。
53

弟兄们,那是今晚我带着爱和尊重这么说的原因;我知道组织体系里没有复兴。但我知道有一位有复兴的活神。让我们回到那里去。我确信这点。我对这点很肯定。我知道这是真理。

神永远不会那么做。他们一直没有复兴过,也永远不会复兴。但神要从那些人中选取一群人归在他的名下。他必会这样做的。
所以,以利亚,他把十二块石头摆在上面,摆上牛,杀了牛,完全照着神吩咐他的方式去行,他确信那火要降下来,就像他确信自己是以利亚一样。没有任何事……上面没有火;上面没有水。已经三年零六个月没有下雨了。
54

他非常从容冷静地走到那里,因为他确信。他不用说:“呐,弟兄们,我要上去试试。我要看看。”不,不。那声音已经向以利亚说话了;以利亚确信那是神。阿们!当你确信那是神时,事情就必发生。

以利亚走到那里,说:“亚伯拉罕、以撒、以色列的神啊。”你注意,他从未称呼雅各—欺骗者的名字。他称呼他王子的名字,以色列。“亚伯拉罕、以撒、以色列的神啊,求你今日显明你是神,我是你的先知。”
55

就在那个时候,火开始降下来。为什么?他确信火要降下来。他说:“我已经奉你的命行这一切事。”当你确信某事时,就有一个你能确定的声音,那是神的声音,神的道是确定的。

大卫,他尝试过了神。一天,当他在放牧羊时,一头熊进来,叼走其中一只羊。他拿了小甩石器,把熊打倒。呐,你知道甩石器里的一块石子是打不倒熊的。
后来一头凶猛的狮子来了,抓了一只小羊羔跑了。大卫追赶它,信靠主。他甩出那石子,把狮子打倒,杀了狮子。
56

一天,他站在那里,看见一个未受割礼的非利士人站着说:“神迹的日子过去了;没有像这样的一回事。”

小大卫,也许溜着肩膀,等等,他说:“你是要说你们站在这里,任凭那未受割礼的非利士人向永生神的军队骂阵吗?”他说:“我要去跟他打。”
哦,当他……扫罗试图把哲学博士套在他身上,那根本就不适合他。他对如何说好“阿们”等等一无所知,你知道。他说:“我对那东西一无所知。我对那个一无所知。但我有一样我信靠的东西。我不知道神要用哲学博士对我做什么,但我知道神已经为我做了这事。”
他说:“神让我用这甩石器杀了狮子,神让我用这甩石器杀了熊,何况……(阿们!)他岂不更会把那未受割礼的非利士人交在我手里吗?”
57

男人女人们,朋友们,你们意识到叫基督耶稣从死里复活的天上的神,他不是死的而是活的吗?如果他向大卫持守了他的道,如果他向以利亚持守了他的道,如果他向摩西持守了,如果他向希伯来少年持守了,如果他向但以理持守了,他也必向你我持守。如果我们确信那是神。哈利路亚!哦,我现在觉得灵里兴奋了。是的,先生。

我知道那天晚上……有人说:“伯兰罕弟兄,你难道不怕犯错吗?”犯错?神怎么能犯错呢?肯定的。那天晚上,那天使来到那里,说他差遣我做这事,还有异象等等;我已经带着它走遍全世界,遇见各种的人和各种的地方。它没有失败过一次。
58

为什么?我确信那是神。是照着他的道来的;是根据他的灵;是根据他的本性。对亚伯拉罕的种子来说,那绝对是准时的。

我能看到为什么挂名的教会不愿接受它。那位天使也没有下去向罗得他们传道。他跟选民呆在一起。他们必须有一人下去那里向他们那群人传讲。那就是为什么当我离开我的小浸信会教会时,他们告诉我说,“你将成为一个圣滚轮,要跟那些圣滚轮混在一起。”
我说:“我不知道他们是什么,但如果神打发我去到他们那里,他就有一个信息给他们。”是的。如果神赐下一个信息,某处就必有人会听见它。阿们!
59

那就是约翰从旷野中出来时所想的,新约的那位以利亚,一个粗犷的人。他说:“神能从这些石头中给亚伯拉罕兴起子孙来。”他对他的信息很确信。他知道那是真的。他知道他生下来,在母腹里听到耶稣基督的名字时就领受了圣灵。

九岁时,他进了旷野,没有受过教育,在那里一直呆到三十岁,出来没有穿衣服,身上只裹着一件羊皮。他传讲了震动周围整个地区的信息。阿们!为什么?他确信。
60

他看见那圣灵像一道光降到那里,那光有两个翅膀,降在耶稣身上,他说:“我先前不认识他,只是那在旷野对我说话的说:’你看见圣灵降下来,住在谁身上,谁就是用圣灵与火施洗的。’我确信这点。”

他有点疲倦了,正如我们那天晚上所讲的,耶稣说:“去把发生的事告诉约翰。”要确信。要确信那是确定的声音。
呐,西面。圣灵向他启示了他不会见死,尽管他确实是个老人了,他未死之前,要看见主所立的基督。他不羞耻。他到处走,告诉每个人。“我不会死;我要看见基督的到来。”
61

哦,我能听见他们说:“可怜的老人,他真是有点混乱了。他现在老了,你知道。我相信他的头脑有点崩溃了,你知道。”它会使你做一些事,举止不像你以前那样。当你确信时,当你真正确信的时候。

西面说:“不,我不会死,直到我看见基督到来。”
众人说:“想一想。大卫仰望他;摩西仰望他;几千年前他们就仰望他。现在我们被罗马掳掠……嗯,他到底要怎么看到基督呢?可怜的老人,别理会他。”
62

那搅扰不了他。他到处走,说:“老兄,我不会死,直到我看见基督到来。我必看见他。”一天,当他在那里的书房里时,耶稣被领进圣殿受割礼,洁净了的马利亚,用襁褓包着他,她站在那里,那个小童女。

人们离她远远的,因为耶稣一开始就有一个坏的名声。他们说他是在圣洁婚姻之外生的。我能想象那些自负的伪君子,你知道,他们决不想跟这样的事有任何关系。他们退的远远的。
63

但马利亚知道她抱在怀里的是什么。她知道那是谁的儿子。我今天也是这样说的。你可以称一个真正重生的基督徒是狂热分子、圣滚轮,或随便你想叫什么。如果他知道那是圣灵,你就永远动摇不了他。是的,先生。你决不……他知道是什么在那里面。他知道那是从什么地方来的。

就像我一直说的……他们这个时代所得到的这一切杂种宗教,若有什么是我憎恨的,就是他们所谈论的这个杂交的东西。杂交这个。我想科学已经到了一个地步,他们反驳了自己的争论。
你知道,他们说人是进化的,是从猴子来的,一直往上,从蝌蚪一直往上。但《创世记》1章26节说:“各样种子各从其类。”我相信神造了猴子。是的,先生。我相信神造了一切。但神造了人。人决不是进化来的,决不是猴子成了人。起初神造了鸟和一切的东西。它证明了这点。
64

如果你杂交任何东西,使它杂交,它就不能再杂交回去。是的;它是死的。人们出去说:“杂交玉米,杂交玉米,如此漂亮的玉米。”我知道,但它没有益处。你不能种植它;它再也回不去了。是的;它完了。

你拿骡子来看。骡子,骡子是地上最糟糕的家伙。你知道,它,它既不是马,也不是驴,它甚至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是的。它妈妈是母马,爸爸是驴,所以它不知道它属于哪里。它永远无法繁殖自己。骡子无法生骡子。它完了。你知道这点。
65

今天的一些宗教就是这样的:骡子宗教。是的。你可以谈神迹的日子、圣灵和这一切的事。你见过一头老骡子吗?它是无知的。它只是竖起两只耳朵,看着你。它不温柔,没有仁慈的感觉。你对它什么也不能做。它会等一辈子,就要踢你一脚,一直等到你死。当它死的时候,它要踢你一脚。

它会竖着两只耳朵站在那里,说:“过来,老兄,咻!咻!咻”
它只是“昂,昂。”你瞧,它什么也不知道。它是杂种。
66

那就是一些杂种宗教的问题所在。你可以说:“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

他叫喊,“昂,昂。神迹的日子过去了;没有这样的事。”哦,难怪圣经说他们来就像野地鸣叫的骡子。是的。
哦,那是……是的。它是杂交的。你想要做什么呢?把世界的事跟教会混杂。起初,就是这个开始了一个杂交的教会。我们应当……我们是……但你知道有一样温和的东西。有一样我所喜欢的东西,就是一匹纯种的好马。哦!
67

那匹纯种的马能告诉你它的爸爸是谁,妈妈是谁,爷爷是谁,奶奶是谁,曾曾曾曾曾曾祖父是谁,追溯回去。它是纯种的。我就是喜欢这样看一个纯种的基督徒(阿们!),一个知道他爸爸是谁、妈妈是谁的人。你问:“你是基督徒吗?”

“我是卫理公会的。”哦,那是你不是一个基督徒的很好承认。
“我是浸信会的。”
“我是长老会的。”
“我是五旬节派的。”
弟兄,我们是基督徒,因为我们是纯种的,是从圣灵生的。我知道我爸爸是谁。阿们!
基督徒是基督徒。耶稣说:“我所做的事,信我的人也要做;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纯种的基督徒,一个被圣灵充满的人。对此没有无定的声音。是的,先生。没错。
在五旬节它听起来就是这样。它听起来仍是同样的东西。它是真正确定的声音。是的。那是一个很确定的声音,是的。
68

西面。他确信他要看见基督。耶稣确信父的道。嗯,当然。当马利亚上去那里,她说,或是马大说:“主啊,你若早在这里,我兄弟必不死。就是现在,你无论向神求什么,神也必赐给你。”

耶稣说:“我就是复活,就是生命。信我的人虽然死了,也必复活。凡活着信我的人必永远不死。你信这话吗?”
她说:“主啊,是的。我信你是神的儿子,就像你说你是一样。我信你是弥赛亚,就是那要临到世界的。”
耶稣说:“你们把他葬在哪里?”
69

呐,他没有说:“我要下去看我对此能做什么。”哦,不。“我要去叫醒他。”不是“我要去试一试。”“我要。”阿们!那是确定的。耶稣说他什么事都不会做,直到父指示他。那是《约翰福音》5章19节。“我不做什么事,直到我看见父做,先指给我看。”

父已经指给他看拉撒路要从死里复活。因此,在说任何话之前,他说:“我要去叫醒他,”不是“看我能不能。”他说:“我有权柄把命舍了,也有权柄再取回来。”对此没有任何无定的东西,对此没有一样无定的东西。
70

“你们杀了我……你们拆毁这帐棚,我三日内要再建立起来。”“拆毁这个……”“我要。”“我要试试看发生什么吗?”“我要。”因为大卫说:“我必不将他的灵魂撇在阴间,也不叫我的圣者见朽坏。”他知道七十二小时后朽坏要进来。在某处,在七十二小时到来之前,耶稣的身体要从死里复活:对此没有任何无定的东西。他绝对信靠神的道,阿们!他所做的一切,他靠着这个信靠神。

呐,他说:“我所做的事,信我的人也要做。”对此没有任何无定的东西。他说那是确定的。“他必做。”耶稣赐给教会使命,说:“你们往普天下去,传福音给万民听。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就是奉我的名可以赶鬼;说新方言;若喝了什么毒物,也必不受害;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对此没有任何无定的东西。是的。
71

耶稣说:“在末日……”圣灵说,圣经说:“人要自高自大、任意妄为,爱宴乐,不爱神,好说谗言,不能自约,不爱良善,卖主卖友,自高自大,任意妄为,有敬虔的外貌,却否认神的大能。”对此没有任何无定的东西,我们已经有了这些事,阿们!

但以理说认识神的人在末日必刚强行事。对此没有任何无定的东西。神这么说了,我们有了这事,阿们!对此没有任何无定的东西。
哦,有人说:“弟兄,圣灵是给从前五旬节的人的。”
彼得在五旬节说:“你们各人要悔改,奉耶稣基督的名受洗,叫你们的罪得赦,就必领受所赐的圣灵;因为这应许是给你们和你们的儿女,并一切在远方的人,就是主我们神所召来的。”对此没有任何无定的东西,他们必领受它。是的,他们必领受。
72

每一个人,就是主神所召来的,嗯,他要赐给他们圣灵。如果他们跟从指示,这就是他们所要做的:对此没有任何无定的东西,没有。

耶稣说:“我所做的事,你们也要做。”他说:“所多玛的日子怎样,人子降临的日子也要怎样。”主的天使要降下来,在人们中间显这些神迹奇事,他复活的奇事。两千年前他已经从坟墓里起来了。世人不信这个。但他……他说:因为他活着,我们也要活着。对此没有任何无定的东西。
73

他所做的事,我们也能做。对此没有任何无定的东西。他一切的应许对我们而言都是是的。我们生活在末日。我们看到一切都完全照着神所说的方式。没有任何无定的东西。你可以相信它,信任它。

保罗·雷德,你们许多人都记得他,一个来自芝加哥的属神的伟人:几年前死了。我一直爱保罗。我还是小伙子的时候,听他讲了几次道。那时我坐在雷德加的会堂里,在他写“只要相信”这首歌的房间里,我想这首歌以几百种不同的语言领我到了讲台上,去到全世界:“只要相信。”我不知道保罗是不是知道那个穿工作裤坐在那里的小伙子会把这首歌带到全世界去,他所写的这首歌。
74

我坐在那里,不久前在那里有一场聚会,通过麦克风传了进来。我跪下来哭,因为知道他是一位非常了不起的神人。

一次他在书中讲了一个故事。我读到了。我想他是从俄勒冈州来的。他以前是伐木工。他是个强壮的人。他弟弟路加也是个非常强壮的人。保罗说他……我相信那是在他所处的其他国家。他……他得了黑水热什么的。他要死了。
他说,他忠心的妻子站在他旁边,因为他们在那里找不到医生,那地太偏僻了。房间里变得越来越暗。他说:“亲爱的,”他说:“站在我旁边,继续祷告;继续祷告。”保罗是个相信神医治的伟大信徒。所以,他就在这座城的帐棚里传道了。
75

所以他相信医治。他让妻子继续祷告。不管发生什么事,只管继续祷告。他说房间里变得越来越暗。最后一切都黑暗了。

他说他在做梦。他想他又回到了俄勒冈州。他在……他所工作的木材营地的老板告诉他,说:“保罗,上山去为我砍倒某个尺寸的某棵树,带下来。”
他说:“好的。”他说他跑到树那里,跑上山,他能闻到松树的气味,他的肺吸进那气味,你知道,一个生活在树林里的人只会享受那气味。他说他砍倒了那棵树,去掉枝条,把斧子砍进树里,抱住树,他实在无法把树抬起来。他说他把双膝并在一起,弯下腰。男人最强壮的部位是后背的肌肉。他抬了又抬。他说他可以抬起是那棵两倍大的树。但不知怎么的,他跟它角力,用尽力气,用尽力气,就是对它无能为力。
76

许多人就是这样做的。他们只是,他们接受道,他们试图跑到这里,在这里搞,或在那里搞,跟它拉扯,费尽力气,带到神学院,在这里删减,从这里取一个希腊词,从那里取一个希伯来词。首先你知道,它就成了像这样的,不是神的道了,瞧?你只是在跟它拉扯,费尽力气。

你把它拿给哲学博士约翰·琼斯,问他对此是怎么想的。拿给山姆·多伊哲学博士,问他对此是怎么想的。他说:“嗯,那是心灵感应。”另一个人说:“那是狂热。”
首先,你只是跟它拉扯,费尽力气。“哦,我在聚会上,老实说,我看见了神的灵降临。我听见有人用未知的语言说话。”
“那是魔鬼。”
“是的,我听见人们叫喊。”
“哦,那是兴奋。”
“我看见一个人站在讲台上,靠着辨别人心的能力告诉人他们是谁,以及在聚会中,错在什么地方。这正是圣经所说的耶稣行事的方式,显明弥赛亚的迹象。哦,我要去问我的牧师。”
他说:“噢,那是读心术。”瞧?
你只是继续跟它拉扯,费尽力气。就是这样。你哪里也到不了。
77

最后,保罗说他筋疲力尽。于是他坐下来。他的力气耗尽了。他靠着树坐下,背靠着,说:“我的力气怎么啦?”当然,那是他身上的烧造成的。他说:“我到尽头了。”他说不久他听见一个真正甜美的声音说:“保罗。”

他说:“那是我的老板吗?”他说他转过身,没错,那是他的老板。他说他一辈子从来没有见过比那更甜美的脸。
他说:“保罗,你为什么跟它拉扯呢?”他说:“你看见那里那条的小河了吗?”
保罗说:“看见了。”
他说:“那河水沿着山往下流,流到外面的营地中。为什么你不把树丢在水里,站在树上,骑下去呢?”
“哦,”他说:“我从未想过这点。”
78

于是他把树丢进水里,开始骑着它渡过急流,放声叫喊:“我骑在它上面了;我骑在它上面了。”他说他清醒了,站在地板中央,放声叫喊:“我骑在它上面了;我骑在它上面了。”神的应许。

今晚,弟兄,神的道没有任何无定的东西。我骑在它上面了。有一天它必领我去到营地。我不知道我要经过多少急流,但我骑在它上面了。阿们!赞美归给神!
让我们所有人一起说:“我骑在它上面了;我骑在它上面了。”它是神的应许。我骑在它上面了。它是一个确定的声音。它是神的声音,是他的声音。“天地要废去,我的话却不能废去。”今晚我骑在它上面了。主应许了末日会有这些事。我相信它在这里。
79

他们想怎么叫就怎么叫它吧。我不在乎。对我来说那不要紧。我确信那是神,阿们!我骑在它上面了。现在我已经骑了三十一年,骑得越来越甜美,因为我已经快到门口了,阿们!我仍然骑在它上面。

当死亡袭击我的身体,我要骑在它上面,只要继续骑。神说:“我就是复活,就是生命,信我的人虽然死了,也必复活。凡活着信我的人必永远不死。”我骑在它上面了。对此没有任何无定的东西。我骑在它上面了。它是神的道,我全心相信它。
你们也同样相信吗?其它一切都是无定的。但这是一个确定的声音。“我所做的事,信我的人也要做。”现在让我们低头。
80

有各种无定的声音。这座城市天亮前还会立定在这里,这是无定的。我不知道。你今晚能回到家中,这是无定的。我不知道。我还想要再回到芝加哥,这是无定的。我不知道。我们还要再相会,这是无定的。我不知道。瞧?

但有一样东西是确定的;那就是神的道。我不知道多久我们要……我们作为一个国家还能存留多久,还有多久我们将要被炸成碎片。我不知道。这是不确定的。但有一件事是确定的;那就是神的道。我骑在它上面了,朋友们。我全心全魂地相信它,我骑在它上面了。
我们的天父……[原注:说方言和翻方言。]
主啊,我们为此是何等地感谢你。呐,父神啊,这是……我们现在听到了,就没有借口了,不但听到那个,还听见你的预言,听见他们用预言说话,并看到它应验,看到神的应许、复活、复兴、基督的再来,和复活耶稣的弥赛亚伟大迹象末日显现在外邦人面前,就像对犹太人和撒玛利亚人所行的一样。
81

父神啊,我们为这个而感谢你。我感谢你。神啊,那些话是从你而来的,它肯定是。我竭力从圣经中带出它来,听见你借着说方言和翻方言的恩赐说出来,现在我们祈求你让耶稣进入我们中间,证实这是真理。

让每个人都能够有幸地知道同一位耶稣曾经在云中与以色列人同在,被称为父职,也以子职住在人中间,现在借着圣灵住在人里面。
父啊,让他们看到神在耶稣里面的同一个本性依然是一样的,同样也在教会里。在末日行同样的事,教会已经到了终点。末世弥赛亚的迹象……毁灭准备好了,就像在犹太人的日子对他们一样。他们必须否认弥赛亚,以便毁灭临到。
今天,列国在取笑。他们嘲笑神,叫它各种不洁净的名。当你在地上那样行事时,他们说:“那是别西卜,是魔鬼。”你说你赦免他们,但有一天圣灵来了,说一句干犯圣灵的话就不得赦免。
82

父啊,我们看到列国已经定了他们自己、他们言语和行为的罪。众教会,许许多多的人被定罪了,签下了他们自己的判决,称神的灵是不洁净的物。

呐,今晚这是另一个机会。父啊,我祈求你医治这里的每一个病人,拯救每一个没得救的人,奉耶稣基督的名,阿们!
[原注:说方言和翻方言。]阿们!感谢归给神。呐,根据那道,主应许要来到这里。我不想让……我本想做祭坛呼召。但我现在相信,我感觉圣灵的恩膏要做别的事。
83

你注意到我们今天没有发任何祷告卡。所以我们没有祷告卡,但我们有基督。底下有多少生病了的人想要得医治?请举手,不管你在哪里。谢谢你,管理员。在哪里?如果我传讲了正确的真理,行了正确的事,神就有义务支持我所说的。

呐,你们底下有多少人知道我不认识你们,请举手,知道我是不认识你们的?每一个人。
你们五旬节派的人,要你们相信我难吗?瞧这里;我要在这里指给你们看一些最近写的东西。
84

我在加利福尼亚州参加基督徒商人早餐会。我刚讲完一篇道,我想我撕裂了每个组织,撕成了碎片摆在那里。一位名叫丹尼·亨利的浸信会小伙子走上来,搂着我祷告。他开始说未知的语言。有位从路易斯安那来的女士坐在底下,一位法国女士。她说:“那不需要翻译。那不是未知的语言。他说了法语。”

另一个人说:“是法语。”然后他们走下来,把译文放在一起。他们把译文放在那里;每个人都翻译了。
[原注:磁带空白。]联合国的翻译在那里。他站起来,说话,并走下来。这人说:“他以前从未见过他,以后也不会。”但他报出了他的名字,他是谁,联合国的翻译。他给出了译文。我把它写在这里了。
在这里听着,你们可能认为我很难……留意这里。
85

“因为你选择了这条窄路,这条更艰难的路,你行走在自己的选择中。”呐,我能明白这点,摩西必须行走在自己的选择中。他本来不需要。但他做了决定。持守神的道是我的决定,不管会发生什么事。瞧?我……“你因着自己的选择这样做。你做出了正确而谨慎的决定,那正是我的道路。”感谢归给神。“因着这个重大的决定,天上极大的福分将为你存留。”呐,这人对这异象一无所知,因为我此前几天才见到的这异象。瞧?“你所做的决定是何等的荣耀!在神的爱里,这决定将赐予并带来巨大的胜利。”

86

那是联合国的翻译翻的,因着一个浸信会小伙子过来搂着我,做了一个评论:“那信息真的可以加在《启示录》上。”瞧?一个不认识我的小伙子。他是那里某个电影明星的亲戚。他对我一无所知,一个浸信会小伙子。他只是上来感谢我,搂着我要祷告。

当他这么做时,圣灵就开始借着他说方言。在底下坐着的人,就好像经历了五旬节一样。那是他们能明白的语言;那是他们的本地语言。那小伙子连一个法语字都不懂。看到是怎么回事了吗?那是圣灵,阿们!
87

他在这里。好的。现在祷告。我告诉了你们圣经。天使转过身背对着会众。这边的区域有人,这里这个区域有人,你祈求神为你做一件事,看他是否仍是神的同一位天使,或任何地方的人,不管是在哪里。我要看着你们弟兄们。弟兄们,我要你们相信。

这是你们传讲了很长时间的基督。这就是你们所支持的东西。你们男人,如果有什么尊荣赐下的话,是给你们大家的。你们五旬节传道的,过去在外面,拿着手鼓和吉他在外面的街角,而他们嘲笑你取笑你。你们只是在预备一条路,让我能平稳地走过去。我除了来成为你们的弟兄,怎么还能成为其他的东西呢?你们许多人预言这些事要临到。你们在你们的聚会上听到了。我在这里是应验你们所说的神的道所说的事。瞧?
88

现在有人正在接触神。在这后边的这个方向,有一个男人坐在我后面,在后边的这个方向的某处。他正在祷告。他的肋旁有问题。他有神经的毛病正在搅扰他。有人站起来吗?没有人起来?我正在看着这里的这个人。这人是个传道人。他是门诺派教徒。他的名字是米勒牧师。请站起来;接受你的医治。

我跟你是陌生人,先生,我不认识你。哦,所说的是事实吗?如果是事实,你愿意再站起来吗?好的。
你相信吗?呐,耶稣怎么说?这些事要发生。站在亚伯拉罕旁边的神的同一位天使说:“你妻子撒拉在哪里?”
他说:“在你背后的帐棚里。”
他说:“我要照着生命的时间造访你。”
89

撒拉,正如我上个星期天告诉你们的,他们的房事已经停了多年。她说:“我跟我主还能有这喜事?他老了,我也老了。不可能。”她笑了。

天使说:“撒拉为什么笑,说这些事不可能呢?”
他说末时将有同样的事。要有信心;要相信。
那位坐在后面的黑人女士有妇科病,就是坐在这排末尾的。是的,夫人。你有祷告卡吗?你不需要。你没有;你不需要了。你有妇科病吗?对吗?请举手。当时你是不是在祷告:“主啊,今晚让它临到我”?如果是,请像这样挥挥手。好的。你得着你所渴望的了。回家去;耶稣基督使你痊愈了。
你若能信……只要有信心。
90

这人坐在这里,从末尾起的第二个,进到那里来,在这里转过头来看的:有并发症、肺病等等。你相信基督必使你痊愈吗?末尾的大个子,后面的第二个人,进来了。你全心相信吗?是的,先生。你是那个人。在这里,这里的另一个,先生。请站起来。这个人,有光在他头上。好的,接受你的医治。回家并相信它,阿们!

我们彼此是陌生人,我不认识你;我不认识你。我们彼此是陌生人。是的。
91

坐在那个站起来的男人旁边的妇人,你想要从糖尿病中恢复过来吗?全心相信神必使你痊愈吗?如果你相信,请起来,说:“阿们!”好的。那是主。如果你相信,你就可以得着你的医治。但你必须相信,是吗?

这女士……是的,挥挥手,坐在会众后面,你相信那肿胀必停止吗?你得了癫痫的女儿必不再有癫痫吗?斯莫尔伍德太太,你现在可以回家,一切都好了。你可以得痊愈,如果你全心相信的话。
我跟你是陌生人。我不认识你;我一生从未见过你。如果是那样的,请你们都举手。只要在那里举手。绝对没错。
92

你们全心相信吗?你们一些坐在底面的人怎么样呢?什么……你们全心相信吗?要有信心。

坐在这里,这位坐在这里看着我的黑人,你怎么样呢?你有祷告卡吗?没有。你不需要。你有了信心,这就是你所需要的。你相信我是主的先知或仆人吗?你全心相信吗?我跟你是陌生人。我们是两个不同种族的人,我们第一次见面。但你似乎对自己的灵有很好的感觉。你有某种信心。那是很好的信心,为你正在祷告的其他人。是的。你的妹妹,她得了癌症。如果是,请挥手。好的,相信,她必痊愈。
你们全心相信吗?你若能信,凡事都可能。
93

约翰逊小姐,你也想要回家,得痊愈吗?你全心相信吗?我是要说杰克逊。如果你全心相信,你也可以回家得痊愈。

坐在这里的这个妇人怎么样呢?你全心相信?是的。你全心相信吗?你相信我是主的仆人吗?你的脚有毛病,你的手有毛病。你正在为一个孩子祷告:精神病。你全心相信吗?你可以得着你所求的。你相信吗?不要哭,只要感谢。
94

你们其他人有多少人相信的?你们全心相信吗?现在多少人相信他是你的救主?那不是无定的声音。圣经说。那是确定的声音。这些神迹必随着他们;末日这事必成就。

你们想要接受他作救主的,如果你在这里,请站起来作见证人,说:“我要接受他作我的救主。”当你在他的同在中时,当圣灵的恩膏在人们身上时,你愿意接受他作救主吗?请站起来,如果你在这里,有人想要他作救主的话。
这里有多少人还没有领受圣灵呢?神祝福你,姐妹。这里有人还没有领受圣灵,请站起来,说:“我要接受他。求神今晚赐给我圣灵。”你们相信吗?请站起来。
95

他在这里。那是圣灵自己。只要继续站立;继续站立。继续站着。所有想要圣灵洗却还没有领受它,相信今晚你能领受它的,站起来。只要接受它。很好。

对此没有无定的声音。记住,“饥渴慕义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得饱足,”没有任何无定的东西。你们相信吗?那么你们必得饱足。如果你的信心是对的,你就必得饱足。
瞧这里,为什么你带来……瞧我所站的地方。我要站在众人面前……一切。它必须如此(阿们!),必须如此。
96

呐,你们有多少人是病了想要得医治的?你们站起来。你相信你今晚要得医治。如果你不相信,不要站起来。但如果你的确相信,你感觉到一个确定的声音击中了你的心。“这是我要得到医治的时刻。此时就是时候。”如果你全心相信,就站起来。

是那样的。只要让圣灵运行到你心里,你必发现某件事发生了。呐,你们真的相信你所站稳的,要得到它吗?那么,举起手,说:“感谢你,主耶稣。我现在接受我的医治。我现在接受圣灵的洗。”只要将赞美归给他,阿们!赞美归给神。“我要赞美他。”
97

是的。呆在那里,不要……不要……继续举手。我不认为我能……那奇不奇妙?你感觉到主的同在吗?我希望你能站在这里,看我所看的。那看起来很美,阿们!好的。

赞美耶稣,赞美耶稣,赞美主为罪人死;
万民当将荣耀归主,他宝血能洗净众罪污。
你爱他吗?你相信你得到了医治吗?说:“阿们!我现在认领它。我骑在它上面了;我骑在它上面了。神应许了。我相信每一个字。”那么,让我们举手再唱一遍。
赞美耶稣,赞美耶稣,赞美主为罪人死;
万民当将荣耀归主,他宝血能洗净众罪污。
98

我不相信……你可能认为我是个伪君子或说谎的。巴不得你能在……我最好不说了。但在这里听着,朋友们,就像恩膏一样。就像一个……像那个……我所注视的那光。它悬挂在各处。哦,荣耀啊!如果你打开。

赞美耶稣,赞美耶稣,赞美主为罪人死;
万民当将荣耀归主,他宝血能洗净众罪污。
神祝福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