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0429B 城里最卑鄙的一个人

1

卡尔森弟兄,尊敬的客人们,大卫·杜波莱西弟兄,罗伊.威德弟兄,马特森.博兹弟兄以及所有人,我们很高兴今早能在这里事奉主。听到所有这些奇妙的见证,看到它们在人们身上所产生的巨大影响,今早我真是感觉到饱足。我正在听酗酒者的见证,看到坐在那里的罗塞拉,要看这见证给她带来了什么影响,看到这里这位浸信会弟兄,神赐给他的预言说将在全国出现一场席卷运动,看到它给人们带来的影响;听见圣灵说方言和翻方言,告诉我们说我们在尽头了:现在就是了。神赐给他那个信息,然后让他沉浸在里面。瞧。

如果我们能四处看看的话,就会看到神如此荣耀地运行,行他说他要做的事。我们必须醒起来,记住,不是在将来,而是现在。现在只要继续前进;只要继续前进。
2

我听到大卫弟兄在那里。今天下午,我肯定你们会在下午的聚会上听见一些大事,杜波莱西弟兄,那天晚上我在讲台上谈到了他。昨晚他在那里,就在那里。我不知道他要来。但我跟大卫弟兄在这世界的旅行和这末日的事工上一直都有非常好的交通。

这里的芝加哥分会对我非常好,许多次我来到这里,就是这个团契。每次我都很感激。每次我说到去芝加哥,比利和利奥,他们所有的人都欢喜雀跃。他们都很想到芝加哥来。他们说:“不管怎样,我们对芝加哥感觉非常好。”所以我们非常高兴。
3

几分钟前我想到了我一个相当高贵的朋友罗伊·威德弟兄。我记得当我最初去到事工场上,在需要的时刻,他就站在我身边;他站在我身边,当时他并不需要那样做,但是神……他本着心里的良善,跟我站在一起。每次我想到神召会,或遇见一些弟兄,我都想他做了本不需要他去做的事(我猜他对我也是这么想的。),我总是会想到罗伊·威德。瞧,我想,他帮人到一个地步,在需要的时刻跟我站在一起。每个人必须做出一个决定,因为我在我承诺的话上做出了决定。罗伊弟兄也许在他的弟兄们面前认为那可能会带来羞辱什么的。当时罗伊弟兄在讲台上跟我站在一起。我永远忘不了他。

现在我想我……主让我拥有了很多朋友,等等;也许我也能像那样帮助其他朋友,记得我也是从那里来的。我想我们都应该那样做,记得我们被带出来的地方。
4

呐,我们在这里没有足够的时间让我讲道了;我们知道这点,因为我讲道太冗长了。我在想:我希望一些弟兄能呆在台上,你知道,以便我到台上时,只要作一个见证,然后就坐下。但现在,我想,这的确给我留出了一些时间读一段经文,然后走下去。我不……巴不得我们能尽可能地帮助你们,我们不想一直呆到超过十一点,因为我想就到那个时间。卡尔森弟兄太仁慈了。

比利坐在这里,清了清嗓子,在笑我,因为他仍然认为我讲不了一篇三十分钟的道,就离开讲台。他总是笑我,因为他说:“爸爸,我不……当我今晚在外面遇见你,你说:’三十分钟,’但我观察了三十分钟。当三十分钟到了时,你还没开始讲呢。”
5

通过读经,我们就能直接进入到经文里。你们众人给予我的热烈欢迎,我永远也忘不了。我永远不会忘记。我愿意为你们做任何事。有时候我……呐,正如我们在南方说的,这有点是给我们这里的乡亲的。有时候你们听见我说话比较直白;当我回到家坐下,有时候挑出一盒磁带,说:“我肯定没有那样说;我肯定不可能那样说。”然后我想:“哦,我所说的话,我已经说了,那是……那是在启示下,据我所知,那是启示。”所以我从不以它为耻。我不是有意要伤害任何人。如果那是我的动机,我的目的就错了。瞧?我只……我不会那样做的。

但有时候我来到台上,我想我要讲一个主题。我这里大约有五个主题是我今早想要讲的。(你瞧?)我说:“呐,如果我有三十分钟,我要讲这个。”如果我有二十分钟,我就讲这个。若我有一个半小时,我们就讲这个。所以,今早我在这里有个三十分钟的主题,当然,我相信乘法,你知道,如果时间够长的话……
6

如果可以,让我们翻到《路加福音》,7章40节。耶稣对他说:“西门!我有句话要对你说。”西门说:“夫子,请说。”

我知道扩音系统非常糟糕,我想你们在后面能听得清吗?我们的弟兄坐在这里,脸上有着担心的表情,因为他的……我看着他,为他感到抱歉,看到刚才那姐妹所唱的那首歌使他那么振作,就是恩典。我们相信基督的奇异恩典。我想,也许今晚我们要传讲一个可能是很简短的主题,更像是有点戏剧化,讲“城里最卑鄙的一个人”。呐,在商人早餐会上选取这么一个题目是不寻常的。但是,也许一些人真不知道一个相当卑鄙的人是什么样的。所以,我们想讲一下。
7

当送信的赶到时,太阳一定是正在下山了;那是了不起的一天,耶稣一直在为病人祷告,讲道。

哦,人们聚在周围,只是要紧紧地抓住他说的每一句话。我喜爱在那里。我常想知道,当我听见耶稣伸出双臂说“凡劳苦担重担的,可以到我这里来”时,会是什么样的。我也许活不到看见他们听到这话发出时获得灵感的日子。由于不懂希伯来语,我不可能明白它,但我的确希望那天听见主说:“做得好,我忠心又良善的仆人。”
会众无法休息,还有许多人没有接受祷告。他们想知道主第二天会在哪里,因为他们今天都不知道明天主会在哪里,圣灵会引领他的。门徒精疲力尽,因为要把人们往后推,说:“你们不要挤,只要保持敬畏,我们的夫子会尽快到你那里去的。”
8

这个送信的走上去。我们说,他一定是跟腓力谈过了。他一定说了:“我有一个给你们夫子的消息。我从一个商人那里来,我必须把这个信息带给他。”

腓力一定说了像这样的话:“先生,我们的-我们的夫子疲惫不堪,因为他一天下来都在忙。我们亲眼见证了,神借着他行了大的神迹奇事。”
但送信的人对发生了什么样的神迹不感兴趣。他只对他的主人打发他去说的事感兴趣。最后,腓力,作为一个基督徒绅士,跟送信的人挤了过去,一直到了夫子面前。他说:“这个年轻人从另一座城市带来了一个信息,在那里有个大人物想要跟你谈论他的主。”
我能看见我们主劳累、疲惫的眼睛,他转过身说:“喂,你有什么信息?”
9

我常常想:“要是我是那个送信的,会怎么样呢?”

但他说:“我的主人给了你一份尊荣。他要举行盛大的宴会,他想要你成为这宴会上的贵宾。我们想要你承诺我们,你会在这样一天与我们相见。那可能是每年一度的大事,从所有的人当中,他挑选了你去参加。”
你知道,我相信,如果我站在那里离主耶稣那么近的话,我会忘了西门告诉我去说的一切事。我要说的第一件事就是:“主啊,可怜我这个罪人。”但我们许多人就是那样的。我们觉得我们的日常事务和我们的工作需要比其它任何事都更重要。我相信,如果我们曾到过神的面前,我们地上的名望、我们地上的协会、我们的信息或我们的工作都应该放到最后。让我们向主承认出来。哦,我喜爱俯伏在主的脚前,说:“我有一个从我主人而来的信息,但首先我也得到了一个信息。神啊,求你可怜我!我是个罪人。我知道你是神的儿子,我早就渴望这个机会,现在我跪在你脚前,求你可怜我!”
10

但是他就像今天的许多年轻人一样,头脑里有别的事。他想要把信息传好,他累了。他的腿因跑路、赶到那里而出汗,因为他不知道主第二天会在哪里。所以他要把主堵在某个地方,这样就能跟主说话。

我要你们注意耶稣对这人的态度。毫无疑问,他带着尊重打量着当时的那个摩登青年,知道也许他应该祈求赦罪。但事情可能是,耶稣所有的伟大日程安排……据我所知,他没有地上的日程安排,他只是在所做的每个举动上遵行神的旨意。不清楚父第二天要召他去哪里,但他乐意并准备好要去。在他一切繁忙的日程安排和他所要做的一切事之中,他仍然将疲惫的眼睛转向这个送信的人,说:“去告诉你的主人:我会到那里的。”
11

呐,我心里没有疑问,我相信今天我们许多人都知道,耶稣知道他到那里时为他准备的是什么,因为他知道人心里的秘密。他知道西门的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因为一个人,一个法利赛人,怎么会有任何的交通,想要见他所憎恨的耶稣呢?法利赛人跟耶稣毫无关系。

当你看到人们像那样,世上的人想要叫你出去参加某处的晚会,带你去参加圣诞节晚会,你们一些为主做工的人,你不得不在那里为日常生活而工作。当你听到你的老板,他喝酒、抽烟,在人们中间讲污秽的笑话,他邀请你去参加某处的晚会,心怀鬼胎。黑暗与光明没有相交。
12

当你看到一个大约五岁的小女孩围着奶奶团团转,那就有问题了。瞧?呐,她要么是奶奶的宠儿,要么奶奶在某处有一小包糖果。他们的年纪相差太大了。小女孩想要谈论洋娃娃等等;奶奶是个上了年纪的妇人;她有别的事要谈论。所以你看,就像我们所说的,小女孩隐藏着一个目的。她围着奶奶转是为着一样东西。当世人拍你的肩膀,说:“你要过来这里吗?”或别的,某处就有问题了。

耶稣知道当这位西门邀请他去参加晚宴时,某处就必有问题了。尽管有那一切的事,他还是愿意去。他总是愿意去到他被邀请去的地方,不管环境如何,不管他知道会发生什么事。你邀请他,他就会出现在那里。是的,你可以倚靠那个。
13

呐,他说,当这次大宴会的时间临近时……我能想象看到这个法利赛人,他是富有的。当时没有中产阶级。也许就像是在印度和那周围的地方,真的是只有穷人和富人。那些真正富有的是富人;那些穷人是相当穷的。没有中产阶级。富人掌握着所有的钱;穷人什么也没有。有时候,这些富人可以举行一次宴会,他们确实是在举行一场真正的宴会。

所以,随着时间过去,日期临近了。毫无疑问,西门定下了时间,那是他的葡萄全都成熟的时候。大葡萄园里挂满了熟透了的葡萄,周围满是令人愉快的馨香,蜜蜂在嗡嗡叫着。他们会杀一些肥羊羔,把肉烤好。他们确实可以拿出精酿的葡萄酒,摆在前院,邀请他们富有的客人;他们确实会度过一段愉快的时间,但穷人连门都进不了。
14

当日子到了,宴会都准备好了,动物也宰杀了,烤肉区在冒着烟,精选的、处理好的、上面摆满了优质调味酱的肉。我能想象穷人经过时,舔着嘴唇……

呐,去参加这样的一场宴会,你必须要收到邀请,有请柬。当你去了,嗯,他们总是,他们……你去的时候,必须要受到欢迎。有人在那里迎接你,接过你的请柬,他们会安排人在那里,叫你坐下。“这是某某,(划掉你的名字)到了。”
我记得,当我查考他们当时在东方是怎么娱乐的,人们……他们只能靠着坐马车、骑马,或步行来进行旅行。富人可以乘坐四轮马车或二轮马车;一些人骑在动物背上,其他人步行。当你走路时,他们有宽松的衣服,有点像袍子,宽松地下垂。在那衣服底下有里衣,因为走路等等,宽松的袍子……当你来到客人的家里,当你到达时……
15

你听到那里的教会,(我们在我们的教会这样做)遵守洗脚。呐,他们说那是传统,但那是……那是个命令。他们说他们把它当作一个传统来守,他们守了。但耶稣留下这个作榜样。如果耶稣做了,那就是一个命令。所以我们……

工资最低的人就是被他们称作洗脚工的人。他其实只是个仆人。他是他们当中赚钱最少的人,因为在家里,他只是在客人进来的时候给他们洗脚。
于是我想到了我们的主。有时候,我们认为我们是个人物;而天上的神改变样貌,从神成为人,他接受了那位置,不是王,而是一个洗脚的仆人,洗门徒的脚,又用他所束的毛巾擦干。如果我们在娱乐或接受招待的时候没有最高的尊荣……而我们必须又被每一个人注意。于是我想到我们的主,他怎么给我们作了榜样,接受世上最下等的位置,洗客人的脚。
16

呐,他们走路的时候,脚脏了,因为他们穿的是凉鞋,有点像他们今天所穿的罗马凉鞋。那被认为是他们的鞋子。他们的腿也脏了,因为里衣很高。袍子在翻过山的小路上摆动。他们没有像今天我们所造出来的大路。动物也在这些路上行走:骆驼、骡子、马,不同的旅行方式。一路上都脏了,灰尘里满是臭气。

他们在灰尘里行走,在灰尘中摆动的袍子会卷起灰尘。他们在流汗,巴勒斯坦的太阳非常晒,他们出的汗都粘结了。马的气味,路上的动物卷起灰尘,粘着灰尘。他们的气味很糟糕,因为他们在走路,这灰尘粘在他们身上。
17

当你邀请一个客人来你家时,要让客人觉得受欢迎,首先要发生的事是,当请柬……首先他们必须受到邀请。然后,在他们能真的觉得自在之前,他们必须为此做好准备。当我们有复兴时,我只希望我有时间表达我心里面关于我们的东西。我们邀请主,但我想知道,当他来的时候,我们是会在意他,还是把他推到一边去?

洗脚的仆人,正如我所称呼他的,当一个人来到门口时,他是第一个遇见那人的,因为他闻起来不好,身上满了灰尘。他们要做的第一件事是脱掉凉鞋,洗脚和腿;然后把脱掉的凉鞋放起来,给他一双类似拖鞋的东西,放一小块布在脚上,走在这些富人家里的漂亮的进口地毯上。
18

他们接下去要做的是,在洗脚的仆人之后,他伸手在盒子里抹了一些香膏。有时候这是非常非常贵重的。客人伸出双手,把香膏倒在手上,搓双手,然后把香膏涂在脖子上,搓脸和胡须,最后拿毛巾把它擦掉,有时候他们的脖子被晒红了。这种香膏是由高贵、值钱(富人有钱)的乳香制成的。他们宣称有一些香膏有点像示巴女王带给所罗门的。是在山里被发现的,非常稀罕。他们把长成苹果形状的玫瑰小花蕾制成了香膏。他们必须爬到很高的地方,才能制成这种非常稀罕的香膏,就是富人在客人进来时用来膏抹他们的香膏。

19

呐,他们拿起毛巾,擦干净脸,然后脖子感觉凉爽,脚也干净了,得到了休息。他更想要见到家主了。然后他去到另一个房间,只有家主站在那里。那是……他们会见到主人(弟兄,站起来一下),有点按这次序。当客人进来时,呐,如果他的脚是脏的,身上散发着臭气,闻起来就像走过山路的动物,双脚又酸又脏,他就不会想要去见家主。他是……

当他洗干净之后,身上的臭气没了,涂了香膏,干净了,他就想见主人。然后他们会握手,像这样拍对方。他们拍的时候,会彼此亲吻对方的脖子问安(瞧?),然后他们(站起来一下)像这样亲吻对方的脖子。(对不起,我本应该完成剩下的示范。)
20

当他洗好了,涂了香膏之后,脖子上没有灰尘了,没有粪的气味,只有香膏在那里,他感觉到清新,这样那位邀请他的人亲吻他的脖子就会觉得很放松。

当主人亲吻他时,亲吻就是欢迎。“进来吧,怎么都可以,就当是在家里,”主人亲吻他,向他问安。“进来吧,一切都是你的。你现在是我们中的一员。你的脚洗好了,你涂了香膏,打扮好了,现在我已经亲吻你表示欢迎了。只管进入我家里,去冰箱拿东西来吃,躺下来,做你想做的事。现在你就像在家里一样,因为我欢迎你。”
21

那个洗脚的仆人怎么漏掉了主呢?我真希望我能在那里。我会……我会一直关注他。我有一盆特别的水是为他准备的。我喜欢遇见他。我不知道;一定有某件事发生了。那人不在那里;他错过了主。没有人亲吻主;没有人洗他的脚;没有人给他打扮;没有人欢迎他。但无论怎样他去了,因为他被邀请了。

我想知道,有时候我们邀请主的时候,我们想到过那些事吗?欢迎他;不以他为耻。当他进到你心里时,要敬拜他。“主啊,进我心里吧。”当他来了,你会羞愧吗,因为你正站在别人的面前?当你听见有人妄称主的尊名时,你耻于站起来说“不要那么做,那太伤害我了,那是我的主,你正在妄称他的名”吗?我想知道我们是不是真的欢迎他?我希望我们是。
22

今天有很多人愿意邀请主来城里举行复兴会;而后他来了,他们却说:“哦,弃掉那东西吧;它什么也不是。”我们祈求他,但我们从未使他受欢迎。有时候也许我们认为他说的一些事会与我们的信仰相敌对。

为什么西门不……为什么他对主不感兴趣呢?他们怎么会错过了主呢?但他坐在角落里,就像墙花一样,他宝贵的头低垂着,大家从他旁边经过。哦,他们对世俗感兴趣。牧师在那里,他们有他们的社交聚会和话题;但可怜的耶稣又如何呢?嗯,他不受欢迎,没有人……为什么他……他的脚甚至都没有人来洗。那里有臭气;他不可爱;他不受欢迎。
23

我想知道,有时候,在这条我们称之为圣洁、甜美的美丽大道上,我不知道有时候我们呈献给人们的生命是不是因我们的品性也使他有点不受欢迎。我们的生活不正确,没有正确的人来代表他。出尔反尔,退缩,不坚定,这样那样。如果他来到我们的家,我们应该感谢那位加利利的客旅。

他在那里,坐在角落里,撇下了他繁忙的日程安排。他准时到了那里。耶稣从未失约过;他持守所有的约定。你可以在这点上放心。当他做了预约,他就必在那里履行。
有一个约定是我们所有人都必须承担的,因为他跟我们所有人都约定了。那是在审判的时候。他必在那里,你也必在那里。我们都要站立在那里。
24

但他就在角落那里。当我想到这点,有时候它真使我的心感到不舒服。我想:“耶稣脏着脚坐在角落里。”就像法国人叫他“耶稣”,但耶稣的脚却是脏的。那听起来是亵渎,但他当时就是那样的。他们就是那样撇下他的。他们就是任凭他那样,脚脏着。一位本该是尊贵的客人,由于他们太忙于他们的活动,以至于耶稣脏着脚坐着。我巴不得我们今天不是太有兴趣看到我们的团体比别的团体更大,那我们就不会让耶稣同样地坐着了。但是耶稣脏着脚,不受欢迎……

那城里有个小妇人,她用一种非常糟糕的方式谋生。她是红灯区的一个女人,是妓女。你们明白。也许那天早上她上街有点迟了。她数点着她所省下的一点罗马金币,也许为了有一天能买一件更好的裙子。她赚钱的方式是不好听的。她在人们当中有个不好的名声,然而让我们想像她只是一个被赶到街上去的年轻女子,也许不是因为她犯罪,而是因为她有犯罪的父母。他们不想照顾她。那是今天他们许多人在街上的原因。不是青少年犯罪,而是父母犯罪。
25

今早我离开房间时,听到五个小孩昨晚在芝加哥的一场火灾中死亡了,因为母亲留下一个十几岁的小女孩照看,房子烧塌了,烧死了她的几个孩子。而她出去参加了某处的晚会……

妻子和我昨天经过大街时,看到大约有四个小孩坐在一辆车里。最大的女孩还不到大约七岁,带着一个吃奶的小婴孩。其中一个小男孩想跟妈妈一起去;她走出汽车,点燃一支烟,关上车门,说:“你就坐在那里。”她往市区里去,进了一家酒吧。一个七岁的孩子在芝加哥的街上,一条非常繁忙的大街,有一辆低档的林肯车。一个小婴孩、吃奶的小婴孩坐在那辆车里。风刮得那么猛,我几乎都冻坏了。我不知道;有时候我认为那是父母的过犯。
26

也许这个女孩在一个那样的家庭里被抚养长大,她只是被流放到街上的。如果她像这个酗酒的弟兄一样有个会祷告的妈妈,事情可能就不一样了。他说他妈妈为他祷告了。让我这样说。当罗马人悔改信主时,保罗……那个腓立比的狱卒,在腓立比那里,他说:“我该做什么才能得救?”我们大多数人会告诉他不要做什么:停止喝酒,停止偷盗,停止说谎,停止抽烟。但那不是他的问题?“我该做什么呢?”

保罗说:“当信主耶稣基督,你和你一家都必得救。”
你说:“一个人得救了,那就救了他的家人吗?”不。但如果他有足够的信心让自己得救,他也有足够的信心使他的家人得救,就是让他得救的同样的信心。这是那个母亲所想的。她很久以前就在坟墓里了,但她的祷告蒙了应允。
27

犯罪的母亲和犯罪的父亲造成了犯罪的孩子。让我们说,这个小女士有不照顾她的父母,她去到了街上错误的人群中。当她这样做时,她就成了一个被遗弃的人。没有人顾念她。

坐在这里的这个小传道人,正在记笔记,他告诉我,他在芝加哥大约有四十个他讲道的角落,或打发人去对他们讲道。愿神赐福那个男孩。赐给我们多一些街头聚会。那就是你让这些酒鬼等人进来的方式。我们一些人太高等和一流了,再也不能站在角落里,下到贫民区。耶稣说:“去到篱笆和路上,去到各个地方,勉强人进来。因为时候近了。”
28

但现在,也许当时在他们的城里,街上没有人。但她出来了,锁上门之后,走在巷子里咯吱作响的台阶上,她走出来,打扮了自己,那天要以她谋生的方式接待几个税吏多赚些钱。奇怪的是,街上没有人。大家似乎都走了。当她从街上经过时,嗯,她纳闷:“这是个什么样的节日啊?出了什么问题?人们都因某个理由而走开了。”

她闻到了从空中飘来的烤羊羔的香气。也许她有好几天没有吃烤羊肉,想要省一些钱去买一套得体的裙子。她闻到了那香气,说:“哦,有人一定在举行宴会。”她顺着香气,走近了。宴会正在进行,在西门所住的大豪宅栅栏外面,穷人站在那里,闻着香气,舔着嘴唇。富人在里面喝着葡萄酒,他们的宴会一切就绪了。
29

这个小妇人挤过来。当人们看到她来了,他们就往后退,因为她名声很坏。最后她挤过去了,往栅栏里面窥探,要看她能不能看一看那块正在发出沁人心脾的香气的烤肉,看看烤肉区,看羊羔在怎么烤。想一想,她一生有哪一次能坐下来吃一顿像样的饭。也许她把美丽的头发盘了起来,你知道,因为她是在外面的街上。

她四处看着会众,看见法利赛人西门站在那里,在那些要人面前高谈阔论。这里有博士、哲学博士、文学博士琼斯,牧师,这是他的协会,来自不同城市的所有要人都站在那里,你知道,真正的要人。
30

她想:“哦,看看那个,富人拥有的是怎样的一切啊。”四处观看,她想:“哦,我告诉你;当然,他们总是邀请自己的阶层,我们永远没有机会。”

但不久,她的眼睛落在了角落里。一个被忽略的人坐在那里。她能看出这人身上满了灰尘。“哦,他是怎么进去的?真想知道那是谁?”他低着头。没有人理会他。她想:“我不知道他是怎么进去的?嗯,他一定是没有受到邀请溜进去的。他的脚没有洗,他整个人,他的脸没有修饰。没有人理会他。我想知道为什么?”
31

她看的时候,那人抬起头来。她的眼睛捕捉到了那人的眼睛。你知道当那件事发生时,就会有事情发生了。她看着那人的脸,说:“我从未见过任何人看起来像那样的。我想知道那会是谁呢?我想知道。”也许有人站在旁边,她说:“坐在那里的那个人是谁呢?”

哦,这时西门教会的一个成员刚好走上来,也许他说了:“那是……哦,你不明白吗?我们今天要拿他开一些玩笑。我们的主人西门,他邀请了那人来这里。你不知道那是谁吗?”
“不,我不知道。”
“哦,那就是那个叫拿撒勒人耶稣的加利利先知。”当那名落在那个小妓女的心里时,她说:“拿撒勒人耶稣?”“是的。”
32

她回头看角落里,耶稣坐在那里。她说:“哦,本以为他被邀请了,他既没有打扮,也没有洗脚。我记得他们告诉我说有个妇人被拖到了街上,因行淫被拖到街上,要被石头打死,像我将来一样,他却赦免了她的一切罪。巴不得我能为他做一件事,也许他会赦免我的罪。但我能做什么呢? 我甚至都进不了门。巴不得我能去到他跟前,我想祈求他赦免我。”她想:“他没有涂膏油,也没有洗脚,他没有受到欢迎。巴不得我能引起他的注意,我要让他受欢迎。只要他能跟我说话,我就会让他受欢迎。”

33

于是她转过身,溜到街上,沿着后面咯吱作响的台阶走。她想到了一件事。她把手伸到她已经锁住的长袜里,拿出了这些罗马银子。她想:“哦,我不能这样做。如果我去买这瓶香膏,嗯,他会清楚地知道我是怎么赚到那钱的,因为他们告诉我说他是弥赛亚,我相信。如果他是弥赛亚,他必知道我是错误的那种人。”

她拿起钱,又把钱放回到盒子里,但有声音说:“这是你的机会;你可能再也得不到这机会了。”所以这是个功课。不要拒绝你能遇见耶稣的第一个机会。不管代价是什么,不管你必须承认你犯了多少的错误,现在就去做;因为不管怎样在审判时也是要显明的。她拿起了她所省下的银子。她说:“但这是我的所有,只要我能去到他跟前,那又有什么关系呢?”
34

她走到街上,进了香膏店,这个人走出来了。当然他没有去赴宴,因为他认为他可能会在某处错过了一桩买卖。你知道,有个人那样说:“我们把约瑟留在坑里有什么益处呢?我们把他卖掉,还可以从中赚一些钱。”

人走出来了,她敲了柜台,那人走出来,要看是谁。那人开始转过身去,但她把这些罗马金币倒在柜台上……哦,是真正的钱。现在任何人都可以进来了。他本不想要她在自己的生意场所,直到他发现她有一些钱。当她有了钱,哦,那就不同了。你瞧?“你想要什么呢?”
“我想要你最好的香膏。我想要的不是一瓶普通的香膏,我想要你柜台上最好的香膏。那是为了一个特别的场合。”那是你必须交给耶稣的东西。把你的第一个机会拿去给他,把你最好的给他,把你的心给他,把你所有的给他,因为他可能再也不会经过这条路了。让我们趁着我们能够的时候,为他做我们所能做的一切。
35

她把这瓶香膏夹在胳膊下,走到了街上。她来到栅栏处,耶稣脏着脚坐着,没有人理会他。她想:“我怎么能进去呢?”过了几分钟,烤面包都做好了,里面的人喝过了上等精选的葡萄酒等等。她一定看到洗脚的仆人走了,于是她溜了进去,溜到了后面。你知道,这里面有一样东西。如果你曾看过主一眼,你就会做任何事为了去到他跟前的。我不管是什么事。如果你必须溜到帐棚后面或不管是什么,你会做一件事去到他跟前。如果他曾看到你的眼睛,你就能看出他是谁。

36

她溜到后面,溜过人群,不让任何人……因为她有一个坏名声。嗯,西门会把她扔到篱笆外边去的。但她下决心了,不管……无论如何她要付出努力。有时候教会可能想,如果你去到这群圣滚轮中间,你就会被赶出门去。哦,那又有什么关系呢?只要你去到了耶稣跟前,那才是首要的事。那才是首要的事。

她走到旁边,走到墙边。耶稣低着头坐在那里,他的头发沾着灰尘,满脸都是灰尘,胡须上沾着灰尘,脚上穿着他走路的凉鞋,他的双腿沾着灰尘,发臭。我能看到女人俯伏在耶稣脚前。她走了正确的路;俯伏在耶稣脚前。她抬头看耶稣;她怕了。她想:“要是他……要是他说:’你是谁?你在这里干什么?’怎么办呢?”但我能看到耶稣伸出脚来。(荣耀!)耶稣知道她来了。
她说:“哦,如果他……如果他知道,他知道我是个妓女。(不管怎样他都知道,是的。)但我想为他做一件事。我想对他表明我的感激,因为我相信他是神。我想要表明一件事,一些感激。”当女人抬头看他时,他看着……
37

她知道她是在耶稣脚下。硕大的泪珠开始顺着她的脸颊往下流。她拍拍耶稣的脚;她是在她的主脚前。她开始拍耶稣的脚,硕大悔改的泪珠开始往下滚落,吧嗒吧嗒地落在耶稣的脚上。她在耶稣的脚前太感激了。

她看着,耶稣的脚因她的泪水湿了。她正低着头哭泣,她美丽的卷发一定像这样掉下来了。她没有毛巾,她的衣服也许太脏了,不能洗他的脚或不能擦他的脚,她便拿头发,开始洗耶稣的脚,[原注:伯兰罕弟兄示范。]亲吻他的脚。她满心感激。
哦,我们也应该有同样的感觉,而不是某个自命不凡的人。我们许多五旬节派的姐妹必须倒立才能那样做。她们已经把头发剪掉了。但她的头发……她正在洗耶稣的脚,亲吻那双脚。哦,她是在耶稣的脚前,在亲吻他的脚。
38

过了一会儿,西门转过身来看。“哼!”他的脸色发怒了。“呐,看看是什么货色在我家里!我邀请这个圣滚轮来这里,看看什么……他自己的阶层来了。物以类聚。”他们仍然有同样的想法。我太高兴了。我想要有眼泪来洗……多美的水啊:悔改的泪水来洗耶稣的脚,泪水从一个坏名声女人的脸颊上滚落,洗耶稣的脚;用来洗耶稣脚的最甜美的水,悔改的泪水掉落在耶稣的脚上。这个美丽的年轻女人坐在那里。

西门转过身,他低声对着他的那帮人说:“你瞧?那表明他是什么样的一个先知。如果那人是先知,他就会知道洗他脚的是个什么样的女人。”你这个老伪君子。你认为他不知道吗?他说:“你瞧,我告诉过你他不是先知。”
瞧,他们对宗教有自己的想法;他们对神有自己的想法,但那跟事实相差了十万八千里。今天也是这样。我们对此有自己搞出来的信条和想法。“只要我们是卫理公会的、浸信会的、长老会的或五旬节派的,就没事了。”但对我来说,我要接受悔改的泪水。拿我的生命和我所有的,去帮助那位真实的主耶稣洗掉圣滚轮的脏名;今天神真实的儿子被认为是某个狂热者、心灵感应或某个精神错乱的人。
39

让我在一生中,不但倾倒我的眼泪,而且倾倒我的心,以及我里面的一切,站着,靠主的恩典尽力活出正确的东西来,永远不在那美丽的福音和那拯救我的圣灵上妥协。你想怎么叫就怎么叫,对我来说,那是耶稣。世人任凭他脚脏着坐着,或是有一个脏名,像是圣滚轮,某个心理犯罪的人或什么的,他拥有的唯一的种类。那就是他们所认为的。

西门涨红了脸。“呐,瞧这里;我们让这个圣滚轮来这里得到一些……我们以为我们可以从他身上得到一些乐趣。我要证明他不是先知。他自称是先知,他只是个读心术的。他只是被鬼附了; 他是个算命的。这证明了我的观点。他在那里,坐在角落里,他自己的同类跟他在一起。这个坏名声的女人站在那里洗他的脚。”也许洗脚的仆人被吩咐不要洗耶稣的脚,这样他们就能让他好看。
40

许多人参加我们的聚会只是为了取笑,认为他们可以让主好看。他知道你的心。罪人,有一天你要站在他面前。

最近有一群人聚在后面,是学生传道人。每次我开始讲道,他们就会说:“哈利路亚!赞美主!哈利路亚!”却不知道他们正在取笑的同一位神有一天将是他们的审判者。是的。
41

但妇人继续擦,不管西门说什么。呐,西门清了清嗓子,涨红了脸,他义愤填膺,准备爆发了。他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转过身,挺直了身子。“哼!”自命清高的法利赛人,伪君子,教会成员,那是我所知道的最卑鄙的流氓,就是一个老顽固的表面信徒。他比这个地区所有的妓女和十几岁的骗子都更卑鄙。他比其它的一切,比街上所有的酒吧会更加驱使人远离神。

耶稣坐在那里。女人站起来,她拿了香膏瓶,想要打碎它。她现在很紧张,因为她抬头看,耶稣正看着她。不要担心。耶稣也正看着你;他此时正看着你。我们可以感觉到他敏锐的同在。女人紧张了,她想要把瓶顶敲掉,她真的把瓶顶敲掉了,把香膏倒在耶稣头上,开始膏抹他。哦,众人都在看。“是的,瞧那里,他在那里。我们以前从未注意到他,他坐在角落里,他身边是个妓女。”
42

我能听见西门说:“我不是告诉过你们吗?这就是你们的先知。那就是他。瞧?他会知道他正在跟什么样的一群人来往的。”

哦,许多时候我把这个扔在了我面前。“伯兰罕弟兄,如果那恩赐是属神的,你就不会跟那群五旬节派的在一起。”可他们是那些接受它的人;他们是那些相信它的人。
那天,我正在跟一个来自卫理公会教会的人交谈。他要写一篇有关神医治的论文。他说:“为什么你不来卫理公会教会呢?”
我说:“为什么你们不邀请我呢?”他说:“我是牧师。”
我说:“哦,你召集你们执事和你们理事会,以及你们的州长老和所有人,看他们会不会邀请我。”
他说:“哦,他们不会的,伯兰罕弟兄。”我说:“我也是那么想的。”
他说:“他们唯一反对你的事就是你是个五旬节派的。你离开了浸信会教会,成了一个五旬节派的。”
我说:“正是那些人接受它的。”是的。他们就是那些愿意擦耶稣脚、忍受耶稣名和羞辱的人。
43

“瞧,如果他是先知,他就会明白他正在跟什么样的人交往。”当时女人怕了,她看到大家,所有人都安静下来了,大家都站着观看。你知道,我能看到上流社会的妇女眼睛像这样往外鼓着,你知道,所有的要人都站着观看,你知道,他们伸长了脖子,耶稣没有理会他们。他正在观察服侍他的人;他不管你有多少哲学博士或文学博士;他不管你的教会属于城里的什么社团。他想要找到愿意服侍他的人。

不管他们是白人、黑人,黄种人或棕色人,穷人或富人,为奴的或自主的,男人或女人,他想要愿意服事他的人。他在……他的事业今天有需要。它需要洗净。他不管我们有多少组织,我们养育了多少大人物,我们建造过多少学校。他想要有人服事他,有人愿意活出这生命,有人来做拥有圣灵的见证,活出一个超越羞辱的生活(是的。),有人来活出能创造的生命。他们谈论耶稣,然后创造出耶稣。有人愿意帮助洗掉五旬节这个名字上的灰尘。
44

这女人害怕了;她想:“哦,现在我做了什么呢?”也许我们看到主……如果他移动一根脚趾头,女人就会跳起来,像那样从那里跑出去。但耶稣没有动。他只是安静地坐着,观看她。他只是看着她正在做的事。

呐,当安静来临时,她纳闷了,“现在发生了什么事?”她抬头看。“他要说什么呢?”我看见耶稣站起来。他站起来。女人坐在地上;她美丽的头发垂在脸上。泪水沿着她脸上的痕迹往下流。她抬起大眼睛看着耶稣。“哦,他要把我赶出去吗?他要对这服侍做什么呢?我只想这样做,因为我知道他有一次赦免了一个像我这样的妇人。我知道他是神,如果我能做一件事……因为我做了这事,哦,我怕有什么事会发生。”
45

耶稣站了起来,四处观看着。他说:“西门,我有话要对你说。(哈利路亚!)我有话要对你说。你邀请我来这里做客。我撇下我的复兴会来做你的客人。我撇下那些哭喊和乞求我留下来的人,来做你的客人,因为你邀请了我。我撇下了那些饥渴的人,来到你这里。我准时来到了这里(就像他在这末日一样),我在正确的时间来到这里。但当我到达时,没有人洗我的脚;他们不愿意。没有人膏我的头;没有人膏我的头和脖子,擦我的脸,好让我在人们面前得体。”

46

“西门,当我进门时,你没有站在那里亲吻我表示欢迎。你没有站在那里,西门,你对新的建造项目和你正在进行的事情感兴趣。你对你的协会得到更多的会员太感兴趣了。你没有在那里亲吻我;你在这群伙伴面前以我为耻。你没有在那里欢迎我,没有在你心里亲吻我,使我受欢迎。但从这个女人进来起(耶稣知道她是谁。呐,先知怎么样呢?),她一直不停地亲吻我的脚。她没有停止,但她亲吻,亲吻,亲吻我的脚。你没有给我任何水来洗我的脚,但她用眼泪洗我的脚。你没有给我任何膏油,但从我出现在这里起,她就不停地膏我。我知道她是那种有很多错误的女人,但我对你说……”哦,他斥责了西门,他完全被瞧不起。

47

现在耶稣转向妇人,他的眼睛从她身上掠过。哦,让我听见这话。让这话成为……让这话成为他那天对我说的话。“你是那个邀请我的人,你们这些教会成员。你邀请我来,但你没有让我受欢迎。你没有洗我的脚;你没有给我任何东西来清洁我。你没有给我机会通过你来说话和做别的事。你不肯那样做,因为你以我为耻。你让我脏着脚坐在角落里。但这个女人不停地用她的眼泪洗我的脚,就是那悔改的美丽晶莹的泪水,又用头发擦干。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她许多的罪都赦免了。”

那正是我想要主对我说的话:“你许多的罪都赦免了。”我不想成为第一流的。我不想属于任何这个、那个,让他们可以说:“他属于这个。”我只想把我的生命、我所留下的拿来给主洗脚,当那日,我想听见他说:“你许多的罪都赦免了。”
48

让我们低头一会儿。我们今早在这早餐会上,是被邀请的客人。耶稣在这里。怀着感激之情,眼睛湿润了,用手帕擦着眼睛。那是什么?那是耶稣在圣灵的样式里。西门啊,或从未接受耶稣的小女子或男人,现在为什么你不这样做呢?这是你的机会。当我们祷告的时候,你在哪里?他看见了你。他知道你的心。当每只眼睛闭上,头低下时,在这伟大的时刻,这里有多少人还不认识主,想要说:“主耶稣,今早我想要用我的悔改洗你的脚?”你愿意赶快伸出手说:“伯兰罕弟兄,请为我祷告”吗?

49

神祝福你;祝福你;神祝福你,祝福你。其他人想要举手,说……神祝福你;神祝福你,你,你。在我右边的其他人,举起手,说:“耶稣,耶稣啊,你是我的主。我站着,许多时候我以你为耻。我听到人们妄称你的名。我甚至耻于对此说任何话。我很抱歉我那样做,耶稣。我在悔改,你不愿接纳我吗?”你们愿意举手,说:“伯兰罕弟兄,你祷告的时候请记念我。”回到我右边,在会众中,我看见你们的手。神祝福你,神祝福你,姐妹。神祝福你,弟兄。神祝福你,姐妹。神祝福你,又有一位,神祝福你,弟兄。神祝福你,弟兄。还有人吗?只要举手,然后把手放下。

50

就在我的正前方,神祝福你,神祝福你。耶稣,神祝福你,祝福你。神祝福你。在我左边,神祝福你,先生。神祝福你。主祝福你,姐妹。神祝福在后面的你。神祝福你。是的,我看见你,几乎是在那里的百叶窗后面。但神看见了你。神祝福你。所有在会堂里的人,“耶稣,今早我悔改。”

现在你们有多少人是教会的会员?在大约三十或四十个罪人举了手之后,你们这些教会会员在其他人面前有机会宣称耶稣的名,然而你却以他为耻,转过头去,走开,又怎么样呢?当他们谈论神的医治或大能时,你有点羞于说:“我是五旬节派的。”你说:“耶稣,我也任凭你坐在那里,但我绝不再那样做了,我悔改。让我洗你的脚,耶稣。”
51

让那些以他为耻的教会会员举起手来。神祝福你,神祝福你。那是真正的承认。神祝福你,神祝福你,神祝福你。是的,是的。神祝福你,神祝福你们周围所有的人。会员们,是的。神祝福你们。“我忽略了机会,我以他为耻。那是我的老板,或是我的邻居,他们对聚会说坏话。但我没有说任何话。我只是保持安静,继续走;但从今天起,我不这样做了。我要为耶稣的名站稳;我要这样做。耶稣,我要……我要你今早接受我;我要你告诉我说我得到赦免了。”很好。神与你们同在。当我们低头时,我想要你们在心里悔改。

不再妄想自我洁净,
惟你宝血使我成圣,
真神羔羊,我来,我来。
像我这样,你仍恩待,(他绝不会拒绝你)
洁净,释放,(我们许多的罪都赦免了)赦我罪债,
因我真心信你应许,真神羔羊,我来,我来。
52

[原注:伯兰罕弟兄开始哼歌。]耶稣,今早这里有许多人意识到了他们在任凭你坐着。他们忽略了你,但他们再也不这样做了,主啊,再也不会了。他们必记得这所学校的这个自助餐厅。耶稣路过了。他们答应他们要相信。他们想要在祷告中蒙记念。他们向神举了手,说:“我现在相信。我投降,主啊。我跟不信的生命了结了。我现在作为你的仆人上来。”许多人……我甚至看见传道人举手,他们对他们必须见证的机会和他们所做的事感到羞耻。教会会员却懒散。赦免我们的一切罪,主啊;赦免我们的罪,使我们能从这里出去,成为一个更好的人,知道……

53

我们邀请你今早下来这里,我们邀请你来芝加哥跟我们一起参加这场聚会。一晚又一晚,一天又一天,我们看到你伟大的手在我们中间运行。我们知道那是你。我们非常感谢你,主啊,我们很欢迎你,我们全心地感谢你。

现在我们祈求你赐福这些人。愿他们在某处选择一间好的教会之家,某间全福音的好教会,成为你的仆人,为你而活,直到我们再相会的那日。我们可能不会在另一次早餐会上相见,但我们必……某个晚上我们要在筵席上、婚筵上相会。
54

神啊,我祈求,直到那个时候,愿神的恩典赐给我们足够的能力和见证来赞美我们的神,为他而活,永不以他为耻,因为我奉耶稣基督的名把这些人连同自己献给你,主啊。我献上自己作为事奉。主啊,我在这里,我已经为他们代求;把我们的生命放在一起,让他们被用作一块抹布,主啊,因为他们只是一块擦脚布,或任何东西,主啊,任何东西。不管人们对我们说什么,让我们活着,为耶稣而活,他今早借着赦免我们的罪,洗净了我们的心。我们奉耶稣的名求,阿们!

我爱他,我爱他,
因为他先爱我,(你全心是那个意思吗?),
为我付出救恩赎价,在各各他。
让我们现在举手唱这歌。我爱他,我爱他,
因为他先爱我,
为我付出救恩赎价,在各各他。
55

呐,让我们再唱一遍,带着交通的甜美转过身,跟你周围的人握手,说:“天国的公民,问候你。”那些举了手的人,要确定你跟别人握手了,说:“我是那个举了手的人。我能去你的教会吗?”或邀请他们,如果他们那样告诉你。做这件事。

找某个给你施洗归入信徒交通当中的好传道人,神必在那里用圣灵给你施洗。让我们在我们剩下的日子里为主而活。不管代价是什么,我们不在乎。我们难为情,或不管是什么。只要活出那种正确的生活,为耶稣而活。
我爱他,(神祝福你们。)我爱他,因为他先爱我,
为我付出救恩赎价,在各各他。
所有真心意味着那个的,现在请举手。
我爱他,我爱他,
因为他先爱我,
为我付出救恩赎价,在各各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