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0426 先知米该雅

1

请坐。我告诉你们,如果我真能活出那种样式的话,那我就是个好人了。我想说,他之所以这样,是因为他真的很爱我。他很高看我。我永远无法活出那样的声望。但我很高兴地知道有人这么高看你。

2

一次,在我自己的教会里,我拼了命地传讲,想要为主做一件事。我走出去。有人说:“我欣赏今晚那篇信息,伯兰罕弟兄。”

我说:“谢谢你。非常感谢。”
有个人,有个女士走上来,说:“喂,伯兰罕弟兄,这篇信息真是太好了。”
我说:“谢谢你,谢谢你。”
别的人说了一些事,下去了。有个传道人来做客,他说:“哦,”他说:“我不喜欢人们夸我。”
我说:“哦,只是有一点差别。”我说:“我喜欢。”他说,我说:“我总是喜欢有人告诉我,说我是做对了还是做错了。我想知道我是站在哪里。”
他说:“哦,我不要任何人告诉我说我做得好。”
我说:“我要。”我说:“我相信我和你之间只是有一点差别。”
他说:“是什么呢?”
我说:“我说的是实话;你没有。”
3

我们都……我们都喜欢有人告诉我们说我们是不是……如果你真的错了,那我认为任何一个有思想的人都会感激一个善意、清洁的批评。有人告诉你说你错了,指出你错在哪里,我会很感激的。我想要正确,如果有人能让我正确的话。

哦,有那么多我想要说的事。弟兄,非常感谢你们的表扬啊等等。一切都很好。我同样爱你,约瑟弟兄。我晓得约瑟弟兄从一国到一国,从一处到一处,建立学校,差派传道人出去,哦,整个一生都投入了进去。我确实对约瑟·博兹弟兄存着最大的敬意和尊重。他真是我的弟兄。
4

谢谢你们今晚对我可爱的妻子说生日快乐。她进来得太迟了,不能参加聚会,但我回到家时会把所有的热烈欢迎带去,告诉她。她肯定会很感激的;她处在……有一件事,约瑟弟兄对我的夸奖有点大了,但对我妻子的夸奖却不过分,因为她确实配得所能说的一切话。今天她四十二岁。她只是个孩子。你瞧?我娶了一个孩子,所以……

她站在我旁边,就像一个真正的好友一样。比利的妈妈死的时候,我大约二十五、二十六岁。他没有了妈妈,哭着,没有人带他。美达只是个小姑娘,大约十七、八岁。她照顾比利。
5

此后几年,我根本没想娶那个孩子,就像我不会娶一个坐在底下的陌生人一样,根本没有。她父亲和我是一起打猎的伙伴,我们一起长大的。她的……那时,如果她跟我闹,我会为了一块糖给她一巴掌。就是这样,你知道,我们刚刚长大,还是孩子。我们像那样一起长大,我从未想娶她。

但我告诉你:当神把我的妻子赐给我,那确实是神赐给我的礼物。非常感谢你们。从那里神给了我三个可爱的孩子。
她接管了比利·保罗。通常一个母亲,一位继母进来,你知道那是怎么回事。我可以这样说(她不在这里,但这是真的。任何人都知道。我的邻居在这里。)她爱那个男孩,一直……她对这个孩子比他妈妈还好。这孩子还不到六个月大的时候,他母亲就打他屁股了,但美达从未碰过他。
但要是她能做多一点的话,也许就不同了。她把这种事都留给我了。一些人说他们不相信打孩子屁股,但你知道,经文说如果你不忍用杖打孩子,就是惯坏了孩子,所以我相信是要纠正孩子,使他们留心。如果我们有更多的打屁股,就不会有那么多的青少年犯罪了。
6

呐,今晚是星期三晚上,我们有点……因为教会的缘故,我没有期待会有很多人来;因为很多教会今晚都有祷告会,所以我非常感谢这些会众。大家不在同一个晚上来,这是件好事,因为没有他们,我们什么也不能做。刚才我说:“他们说这里有多少人以前从未参加过这样的聚会?”超过一半,昨晚有三分之二的人以前从未参加过聚会,这还会继续。

呐,有太多的事我们可以说。我相信昨晚,如果我没搞错,昨晚我的信息是讲……我忘了我昨晚传讲什么主题了。我好像是讲到一些……哦,“被遗忘的祝福。”我相信那是《马太福音》11章6节,类似这样,11章6节,被遗忘的祝福,“凡不因我跌倒的人有福了!”
7

我在传讲人们怎样因耶稣跌倒。约翰成了……他没有那样表达,但是有点跌倒了,因为事情没有照他所认为的方式进行。因为他介绍了耶稣是基督、弥赛亚,手里拿着簸箕,要扬净他的场,把糠烧尽了;当他来的时候,他却非常柔和、谦卑、温和。约翰实在是有点搞不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看起来他有一点失望,他有点跌倒了。

然而他看见了弥赛亚的迹象,知道那是他。于是他打发门徒去看是不是他。呐,说那样的话是很可怕的,但约翰被以利亚的灵膏抹,以利亚在罗藤树下几乎神经崩溃了,你知道。约翰现在……只要你站在那里给出去,就没事,但当你必须接受时,那就有点不同了。瞧?约翰在监里,他鹰一样的眼睛模糊了。
8

所以我们看到,耶稣从未给他上什么课,或告诉约翰该如何做。他只是说:“呆到聚会结束,看发生什么事。”聚会结束后,他说:“现在,去把这些事告诉约翰。瘸子走路,瞎子看见,聋子听见等等,穷人有福音传给他们。凡不因我跌倒的人有福了。”于是我开始谈到一个跌倒的事情。

然后我……我提到一个从伊利诺斯州锡安城来这里的小孩。如果我没有搞错,有人告诉我,或说他们认为这个孩子今晚就在会堂里。对吗?那个从伊利诺斯州锡安城来的孩子有一条腿瘸了,下面扭曲,现在走路了,那位母亲在这里吗?她要么今晚在这里,要么是明天。
这就是那个母亲。神祝福你,姐妹。你昨晚在这里吗?好的。没事了。我没有……我没有……你明白我的意思。你不是带来冒犯,但你只是……你只想知道那个孩子会怎么样。对吗?好的。主做了他说他要做的事,不是吗?太好了。为此感谢主。你带了孩子来吗?孩子不在这里。
9

哦,那是个……小母亲出去。她的信心建立起来了。哦,我一按手在婴孩身上,事情当场就要发生了。但你瞧,确实有时候……如果我们……如果那是真正的信心,就没有任何东西能阻止它。在拖车外面,第二天小母亲把婴孩带来,她有点惊奇,她和她的丈夫,想要知道为什么婴孩的腿没有下来。

哦,我一句话没说,我想:“她相信。女孩确实相信,这必须发生,只要……”
当她出去时,她对我说了一件事,“伯兰罕弟兄,你认为我的婴孩残疾是神的旨意吗?”
我说:“不,先生,不是的。”
她等的就是这个。瞧?神尊重了这个,医治了孩子。
10

几分钟前进来……在这个见证上,我也许搞错了,但如果那妇人在这里……我想我在外面看见了车和拖车。最近有个女士去我的教会,哦,大约是一两年前。那女士得了肿瘤,像这样鼓出来了。哦,你从未见过那样的肿瘤。医生根本无法碰它;情况太可怕了,太糟糕了,她甚至不能走路。他们必须抬她。

哦,她听说那天晚上我会在教会。你知道在我们教会是怎么样的,聚会结束后,我没有为病人祷告,只是献上祷告,我想她也有点跌倒。但不管怎样,其中一个忠心的执事,他们一些人知道我从后面的书房或执事办公室出来。他们把这个可怜的妇人抬起来去到那里,那个大块头的妇人,那个巨大的肿瘤,哦,太可怕了。他们把她放在台阶上,当我出去时,除非我做点什么,否则就得从她身上跨过去。
11

当我出去时,她说了话,神也给了我话,我回了话。我想应该是去年夏天,她和她丈夫在回加利福尼亚的途中,停在我家门外。那个妇人很稳定。那个肿瘤彻底消失了,没有了。如果那个……那天我在布卢明顿看见了她,我说:“姐妹,我想要你今晚站起来。”几个传道人正拉着我跟他们交谈,结果我全忘了。我想那是她的车和拖车,挂着加利福尼亚车牌停在外面。

如果那妇人在这里,姐妹,你能举一下手吗?是的,她在后面。是的。你不介意走到过道上,让大家看一下吧?把你的外衣拉到后面,让人们能看到你的……肿瘤那么大,鼓出来……[原注:姐妹欢呼。]如果你处在那个情形中,你也会有那样的感受。
呐,记住,她太大了,甚至不能像这样走动;肿瘤那么大,他们不得不抬着她。但现在所有的痕迹都消失了,不见了;没有了。瞧?呐,我们不……
12

我想今晚这会堂里还有一个女士,一个注册的护士。那天我在这里看见了她和她丈夫。他们是我亲密的朋友。我想让你们看看这能持续多久。在德克萨斯州休斯顿的记录上,她最后的希望,快死了,被癌症吞噬。他们把她带到聚会中。当我的弟弟霍华德那天晚上分发祷告卡时,通常他像比利一样走到前面,把卡打乱,把祷告卡分发给人们。这个妇人坐在那里,看着另一个女士比她更糟糕,这个护士很同情病人,她便起来,一路走到后面,在后面找了一个座位。

那天晚上,我弟弟霍华德进来,在前面分发祷告卡,圣灵说:“今晚去后面,在后面分发祷告卡。”她便拿到了祷告卡,进了队列。圣灵说出了她的事情,绝对完全地医治了她。那是大约十、十二年前,也许更久,她仍是一个注册的护士,在德克萨斯州经营一家养老院。弟兄……
13

哈里斯姐妹,你今晚在这里吗?她是个注册的护士,在某处,是个可爱、美丽的妇人,来自……她在这里。是的,一个注册的护士。癌症到了晚期。那位知道这个病例的医生已经放弃她了,但现在他们告诉我说医生们退了休来她这里寻求帮助;因为他们知道她是个敬畏神的基督徒,她把生命给了基督,神医治了她。

哦,朋友们,我想要说什么呢?不要跌倒了。不要因他跌倒。他正在按时运行。嗯。是的。
14

昨晚,圣灵带领我们说话,我们没有太落后,也没有提前。我们绝对准时,这正是我们今天及时的信息。

如果有人说:“哦,那个日子过去了,”有人像那样去告诉约翰(你们的牧师,不管是谁,瞧?),瘸子行走,瞎子看见,肿瘤消失,癌症得医治。医治能持续多久呢?取决于你相信多久。是的。那是……你相信多久,救恩就持续多久。
所以,现在放心;要对神有信心。基督没有撇下我们。不要跌倒了。如果他应许了,他就必做到,他绝对准时,没错。任何时候他都绝对准时。你说:“伯兰罕弟兄,我觉得今晚是我要得医治的晚上。”不要担心。他绝对准时;只要你准时。如果你相信这是你的晚上,这就是了。让我们低头一会儿祷告。
15

仁慈、圣洁的天父,我们就近你怜悯的宝座,求你今晚赐给我们你的恩典来传讲神的道,好让人们能看到并相信,我们奉耶稣的名这样求,阿们!

当我祷告时……今天下午领我妻子和我小儿子约瑟上来的人,在会堂的某个地方。我想他们进来了。我想他是耶和华见证会的,他妻子是安德森神之会的。她有肺结核,后来得了医治。她有个残疾的儿子:腿上得了小儿麻痹症,腿耷拉着。他们跟随聚会。他们在德克萨斯州休斯顿。我相信那是我们的哈里斯姐妹……(不管她现在在哪里,因为角落里比较暗,但不管她在哪里),她得了医治。光降下来的那个晚上,他们在那里。
16

他们在路易斯维尔,住在肯塔基的外面,他们进来。我想伍德弟兄自己对这个不感兴趣,因为他是个耶和华见证会的,是在那样的家庭长大的,严格地躲避其它的教会等等。但那天晚上他看见了一个硬化了的女孩。女孩躺了几年,(一直到臀部)几年都不能动弹。她从那里起来,走过讲台,拿了担架,回家了,工作,第二天在台阶上跑上跑下。

小男孩坐在轮椅上,一条腿比另一条腿长,起来了,走上讲台,站在那里。这个小家伙从台上讲道,两条腿一样了。这下子可让他们开始了。
17

我去了瑞典回来,他们到了这儿某处的聚会上,在俄亥俄的某个地方。他们坐在帐棚的后面。那天晚上圣灵说:“后面有个小男孩穿着毛线衣,黄色的毛线衣,他爸爸妈妈……”关于他们的一切。他们甚至从未……他们知道我从未听过他们,一点也没有。他是肯塔基州的一个承包商。我说:“主如此说:残疾的男孩得了医治。”

哦,男孩在那里坐了一会儿,他妈妈对丈夫说:“让孩子站起来,”类似那样的话。男孩站了起来,两条腿一样了。那男孩今晚是个年轻人,结了婚,有了孩子。如果我没搞错……大卫,你在会堂里吗?大卫·伍德,你在哪里?一条腿比另一条腿短。你在这里吗,大卫?他在那里,站在门口。你愿意往这边走一点点吗,大卫,好让他们能看到是不是……现在都不知道是哪条腿短了。
18

呐,带着小婴孩从锡安来的姐妹,你看到神为一个腿短了一截的孩子做了什么吗?你看到他为你的婴孩所行的事。他仍是神。他绝对准时。我们唯一要做的,就是把我们的信心定准在他现在与我们同在,事情就一定会成就。

呐,只是讲一个简短的信息,比利昨晚称赞我,因为我真的三十五或四十分钟就讲完了。我一直是花两个小时或更长的时间。但他说:“你干得好。如果你能降到二十分钟,对会众就更好了。”
我说:“哦,那对我来说就很难了。”所以,瞧,有点难。我有很多要讲的东西,因为我有一位要来的伟大的主,我太爱他的再来了,以至我讲个不停。
19

你们想要查考圣经的,如果你要翻到《列王纪上》22章14节,选这一节经文作一个小小的主题,从中组成上下文,愿主帮助我们传讲几分钟。

24米该雅说:“我指着永生的耶和华起誓:耶和华对我说什么,我就说什么。”
呐,我们这里有一个伟大的故事摆在我们面前,但没有时间以适当的方式就近它。明晚,如果可以,若主愿意,或哪个晚上,我想回到旧约,拿起一篇有关先知的文章,把他们讲出来,若主愿意的话。似乎主让我拿星期四和星期五晚上来传讲“兽的印记”和“神的印”,我想这是一个很及时的信息,教会应该知道。
20

呐,在这里,我们发现当时以色列有一个叫亚哈的王。他是以色列王,当时约沙法是犹大王。约沙法是个义人,是个敬畏神的人。他父亲亚撒是个敬畏神的人。但我们发现亚哈有点是我们所说的那种边界信徒,是个随风倒的家伙。风往哪个方向刮,亚哈就跟去了。

他有个叫耶洗别的妻子,他娶这女子只是要巩固他的王国。耶洗别是个拜偶像的,她把整个以色列撕得粉碎。传道人都去了……真正好的传道人都变得不冷不热了。他们几乎把所有的人都带走了。但有一个老人他们无法转变;那就是以利亚。他们骗不了他,他紧紧地跟道站在一起。他预言了什么事会发生在亚哈身上。
21

一天,约沙法被叫下去探访这位以色列王,他们就像兄弟一样。卫理公会、浸信会、长老会、五旬节派,他们都是兄弟。他们都是一样的种族,是一样的,在一般人看来他们也都是事奉同一位神。亚哈是……他仍是个信徒,不冷不热的边界信徒。但他妻子是……他是家里的头,但耶洗别一定是转动头的脖子,你知道,不管她说什么……她是那个体系。

弟兄,让我带着尊重对你们一些正直的民主党人说这话:那正是我们现在得到的东西。他可能是对的,但那后面有一个转动脑袋的体系。我们已经做了同样的事。我们以后要讲到这个。
所以,这个妇人,她把亚哈弄得团团转。只要她想要的,她就能到亚哈面前,纠缠着他,让他照着去做。她掌管着宝座,是宝座背后的权势。
22

所以约沙法受邀下去探望亚哈,亚哈给他看以色列拥有的一切华丽的装饰。呐,那是一个信徒结交错误伙伴的时候。当约沙法下去跟亚哈团契时,他坐错了位置。呐,许多时候,人们是怀着良好的意图那样做的。人们不是有意做错。我相信今晚许多在罪中的人并不想那样做。

不久前,在一个精神病房里有个美丽年轻的女孩。他们那里有急诊室,我去到那里。她是一个我所见到过的最漂亮的女子。我环顾一些穿着束缚衣的人。她说:“伯兰罕弟兄,你能不能先看我?”
我想:“先看你?你不是一个病人啊。”但她是。
23

她告诉我她是怎么生活的,我对她说,我说:“你并不想那样做,对吗?”

她说:“不,先生,我不想。有东西驱使我那样做。”
我说:“这听起来可能老套,但那是魔鬼。”
她说:“我也是一直这么相信的。”神释放了那女子。她结了婚,今晚有了几个孩子。她曾是个酒鬼、酗酒者、妓女,哦,你从未见过这么可怕的生活。但是……他们并不想那样做,但有东西驱使他们那样做。他们并不想那样做。
我下去鲍厄里区,扶起那些酒鬼,说:“哦,你叫什么名字?”
“你会给我买一口酒吗?”
“不,我不会给你买一口酒,我是个传道人。”
他说:“站起来,看这边,你可以看到我当总裁的那家银行。”瞧?那很大程度上是真的,瞧?但他们并不想那样做,有东西驱使他们那样做。
24

今晚也许我有一个朋友坐在这儿的某处。她总是来;你们几乎所有人都熟悉罗塞拉·格里菲思。她是芝加哥最出名的酗酒者之一。贫民窟里的人也比不上罗塞拉。她来参加哈蒙德的聚会,圣灵在那里把她叫了出来,把她的一切都给她说了出来,她便脱离了酗酒,现在她跟其他的酗酒者在监狱等地做工。罗塞拉,你在哪里,姐妹?你今晚在会堂里吗?是的,她在这里,在这里,是神的一个圣徒。一个将生命交出来,献给基督的可爱的人。

当我看到她走上讲台(对不起,罗塞拉姐妹),她是个看起来嘴歪眼斜,凶神恶煞的巫婆。哦,你从未见过这种样子的人。我要你们……我这样说不是要奉承她,但罗塞拉今晚是个可爱、美丽的年轻妇人。她看上去比她实际的年龄年轻十五岁,十五、二十岁。她是个可爱的人,再也没喝一口酒了。当一所又一所医院、一个又一个医生、芝加哥戒酒者协会,所有这些都把她当作一个没有希望的病例放弃了,今晚她坐在那里,过了一年又一年。
奇异恩典,何等甘甜,我罪已得赦免。
这就是了。
25

酗酒的,你看到神能行什么事吗?患癌症的,看到神能行什么事吗?腿短了一截的、残疾的,看到神能行什么事吗?他是神;他非常准时。

呐,我们发现这个人结交了错误的伙伴。罪人,你听到那些人叫喊;你看到那个没有了巨大肿瘤的妇人像这样跑下那里,充满了喜乐,甚至受不了,甚至说不出话,而说起方言来。嗯,她充满了神的大能,神把那个肿瘤从这里除掉了,她甚至无法说自己的语言,只是赞美神。瞧?你们想知道是什么使他们那样做的。哦,当你得到同样的事时,你看看你也会做同样的事。瞧?一样的。所以神非常准时,“因为这应许是给你们的儿女,并一切在远方的人,就是主我们神所召来的。”
你说:“我的牧师、我的教会不相信那个。”哦,你结交了错误的伙伴。你结交了错误的伙伴。你瞧?那是约沙法所行的事。他结交了错误的伙伴。他有许多的闪亮的东西,亚哈把所有这些闪亮的东西指给他看。
26

我想约沙法可能说:“你仍然相信耶和华吗?”

“哦,当然,我们相信耶和华,当然,当然。”
“好的,”他说:“呐……”
当你看到世人邀请你去某个地方,记住,他们别有用心。瞧?年轻女士,你们来自从不抽烟喝酒的基督徒家庭,那个女孩想要给你一支烟,她别有用心。那个年轻的男人想带你出去跳舞,他别有用心。瞧?小心,躲开那种朋友;远离那种东西。不管他们看似多好,圣经说:恶一出现,就要远避。
远离它。不要看你能离它多近而不犯罪;要看你能离它多远。那是要做的事。决不要看你能离罪多近;要看你能离罪多远。
27

就像一个苏格兰人要翻越一座山。他们那里有三个驾驶员。其中一个说:“哦,那么陡的悬崖,”他说:“是这条路吗?”

他说:“就是那条路。”
说:“哦,那条路有多宽?”
他说:“那条路只比马车两边的轮子宽十英寸。”
说:“你最好挑选一个好驾驶员。”
他说:“我必须上山,翻过这座山。”
一个人说:“我能让我的马全速奔跑,我能用鞭子赶着我的马全程飞奔,离悬崖边两英寸都不掉下去。”
另一个马车夫走上来说:“我能离悬崖边三英寸,全速飞奔翻过山去。”
另一个人只是站在那里,抠着大拇指。他说:“先生,你怎么样呢?”
他说:“先生,我可能也能那样做,但我不想冒那个险。只要你愿意,我会离悬崖边越远越好。”
他说:“我就坐你的车了。”是的。事情就是这样。不要看你能做什么才在神面前蒙混过关且不受惩罚;而是要看你能离各种形式的罪和不信有多远。要禁戒一切不敬虔的事;离开它;远离它。
我想,如果一个人曾经到过迦南地,尝过神的美善,你就不用太担心关于他或她的事。他们必远离它,只要他们尝过迦南地的好葡萄。
28

呐,约沙法下去,亚哈把以色列国一切闪亮的东西都指给他看。呐,他别有用心,他说:“你知道基列的拉末属于我们。约书亚划分地业……你是这事的见证。是的,先生,你是个见证人,那地分给了我们。亚兰王占有了它,而它属于我们。呐,那是不是事实?”

他说:“是事实,肯定的,我们都是以色列人。”
亚哈说:“呐,你愿意将你的军队跟我们的军队联合吗?我们双方合在一起,我们上去那里,把亚兰人赶出去,因为那是我们的地。”
瞧,他们可以指出,世人可以……魔鬼可以指给你看一些很好,很闪亮的理由,甚至能把这些放回到圣经里。他们会说:“哦,我们都是……我们都是神的孩子。所有的人都是神的孩子。”哦,不,不,不,不。“我们都相信同样的事。”哦,我们不是都信。不,先生。我们确实不都是。
所以他们……你知道,犹大说,我们被吩咐要为那个信心争辩,不是一个信心,乃是从前一次交付众圣徒的信心。是的。不是为一个信心争辩,而是为一次交付的信心。当你得到了那个信心,耶稣说这些神迹必随着那些有那信心的人。所以,这样你就知道你站在哪里了,瞧?你就知道你会活出什么样的生命。
29

所以约沙法说:“嗯,肯定的,毕竟我们是一样的民。我的战车就是你的战车;我的马就是你的马;我的士兵就是你的士兵。嗯,肯定的,我们是一起的。为什么我们不能上去那里,(对不起。)把他们赶出去呢?”但又说……这时他转过身来,他一定是想:“哦,等一下。我们岂不该为这事求问耶和华吗?”瞧,一个真信徒,在他做任何事之前,不管看起来多好,他总是要先求问神,阿们!是的,先生。

你知道,我见过了……许多时候,人们来见我,说:“哦,伯兰罕弟兄,如果你过来这里,我们会有那么多的赞助;我们会做那么多的事;我们保证,会付清所有的费用;我们要……我们每晚会给你那么多的钱。”真的闪亮,但你知道,猴子总会去抓闪亮的东西。所以我们只要等候。傻子的黄金总比真金更亮。
30

你知道,那天晚上我说基督放光,不是反光。我们决不能通过试图擦亮我们的教会、使教会更大、用更好的教育使我们的传道人更高雅,来使世人悔改信主。他们已经有了那一切的东西。他们有了各种的心理学和球赛等等。世人有了那些。但我们有一样他们没有的东西,那就是基督,瞧?是的。只要呆在你自己的领地上。我们有了基督;他们没有基督。他们有各种的心理学;不要试图跟他们比智慧。你不能这样做。他们没有……你比不过他们。

你去一个天主教神甫那里一次,跟他比比智慧。他有六百本书,跟这本圣经一样神圣,是他必须学习的。所以,弟兄,我告诉你,决不要跟他比智慧。但如果你持守住道和圣灵,主就会做剩下的事,瞧?如果你持守那个。瞧?但我们不该攀比智慧;我们应该有基督。那是我们拥有的东西。我们有他们所没有的东西。
31

所以,在你做任何事之前,总要先求问主。当你说你要做某件事时,“若是主的旨意,”你必须说,“若是主的旨意。”圣经这样告诉我们。

约沙法记得他父亲给他的好教训,他说:“你不认为我们应该求问耶和华吗?”
我能想象主教亚哈说:“哦,哦,嗯,嗯,当然。是的,先生。我相信我们应该那么做。哦,我这里有一群人,因为我有……我这里有一整所学校的传道人。”呐,记住,他们是先知。“我这里有一整所学校的传道人。”
“好的。他们是什么样的先知呢?”
“耶和华的先知。他们都在这儿。哦,我去叫他们上来。”
“好的,那很好。”
32

于是,他们所有的人都上来了,西底家和他们所有的人。他是他们中的首领,是首席主教。他们都上到两位王面前,穿着皇室的袍子,你知道,走到城门口开阔的地方。众先知走上来,有四百个。想一想。四百个学生,不是学生,他们是被任命的主教,大人物。

他们说:“我们祷告了;我们禁食了;我们得到了主的旨意。主耶和华神如此说:’上去接管那地,’因为地属于我们,它是我们的,我们对它有正当的权利。让我们去得到它。”他们说:“让我们现在设想一下。呐,从头脑上来说,那是对的。它被赐给了我们。嗯,没错。”那些先知说:“让我们现在看看。在我们的心理学、我们的想法、我们的头脑上,那地属于我们。神把它赐给了我们;它属于我们。一个异教国家占据了它。”
“看到我的先知们吗?他们每个人都在说:’上去得到它。’”
33

你知道,一个曾经跟神连上的人,他能区分那是不是出于神。你知道,约沙法觉得有点反常。他说:“你不是还有一个吗?”

亚哈说:“还有一个?嗯,那是这个国家、这个世界所拥有的四百个受过最好教育、最好训练、穿着最好的先知。如果四百个一口同音地说:’去,’为什么你还要求一个呢?”但那里有一点反常的感觉,你知道。事情不对劲。
呐,你瞧,当你认为如果我们大家联合起来,嗯,就有能力了;但那可能不是正确的能力,瞧?哪里有联合,哪里就有能力,哪里就有一致。没错,如果是在正确的事上认同,我们会同意的,但应当先回到神的道上,瞧?所以他们说……
34

我们的第一个组织,我们著名的天主教会就是这样形成的。他们就是在那里说:“尼西亚大会,你不认为那些在尼西亚大会上的人知道的更多吗?他们投票把这个选了进来,而把其他的选了下去。”这仍然不能证明那是对的。不,先生。当神说它对的时候,它才是对的,直到神说它正确,它才正确。绝对没错。不管它多么了不起,经历了多少岁月。

不久前,一个神甫告诉我说:“伯兰罕弟兄,”或者,“伯兰罕先生(他没有称我伯兰罕弟兄),”他说:“伯兰罕先生,这证明了天主教会是对的。看它历世历代经历了多少的暴风雨,”我的家人先前是天主教徒,你知道,是爱尔兰人。所以他们说:“历代下来……你看天主教会在历经了所有的逼迫之后,仍然站住了。”
我说:“那不是秘密,整个政府和一切东西都支持它。但五旬节教会怎么样呢?一切东西都反对它,它仍然存活下来了。”阿们!没错。一切都反对它。肯定的,一切都支持天主教会。肯定的,它能那样存活下来,但一切都反对它,谋杀他们,杀害他们,还有其它的事,又如何呢?它怎么存活呢?她今天在这里,像美元一样闪光(阿们!),像天上的星一样,永远长存。
35

呐,注意,这位约沙法,他说:“有一点不对劲。”在他的内心里,他感觉到有问题。他说:“你在某处还有一个先知吧?”

亚哈说:“是的,我还有一个。是外面的米该雅,他是音拉的儿子,只是我恨他。”
哦,哦,当时他就知道自己找到正路了。他说:“哦,王不必这么说。去叫他吧。”
“哦,整个组织都说这是对的,我们干嘛还需要另外一个吗?”那仍然不能证明它是对的,一点也不,一点也不。
他说:“不,我还是必须得看看这位先知。”他说:“你说他的名字是什么?”
亚哈说:“米该雅,他是音拉的儿子。”
他说:“哦,去叫他吧。让我们听听他对此怎么说,”他心里有些奇怪的感觉,因为哪里跟神的道不符。
36

于是他们打发人去了。亚哈安排了一个士兵,打发他去那里,在某处找到了音拉,哦,不是音拉,我是指音拉的儿子米该雅。他在丛林的某处,在某处的小棚屋里。他说:“呐,米该雅,你是先知米该雅吗?”

他说:“是的。”
那人说:“你知道你要得到尊荣了吗?”
“哦,我?”好像神没有跟他讲过,你知道。于是他说:“我?”
“是的,是的,传道人协会邀请你去跟他们碰面。他们都下去见王了,你要去白宫了。我告诉你,米该雅,你没有想到你会有这样的尊荣,但你确实得到了。一个像你这样渺小、没有受过教育的人坐在这里,但他们想要带你到王面前。他们……你知道那个先知所在的出名学校吗,就是那个传道人协会的普世大组织?”
“是的,”他说:“我知道一切,是的,知道他们在那里的事。”
37

“哦,你知道,你当然知道西底家,他们众人的首席大先知。”

“是的,我听说了他,是的,他们说他是大人物。”
“是的,他是,他们说他得到了文学博士、哲学博士、神学博士,各种头衔,所有这些,你知道。”
“是的,我知道。”
“哦,他有……他们所有人都一齐上去,为一件事祷告了。他们禁食祷告。他为自己造了两个大铁角。他确信他得到了主的道。”于是他说:“他上到王面前,拿着这两个大角,说:’用这个你要把亚兰人赶出神的土地,我们要得着神的产业。阿们!’”
我们在自己的组织里也是这么想的。我们要赶走一切,把他们都变成一神论的;我们要把他们都变成三位一体论的;我们要把他们都变成神召会的;我们要把他们都变成浸信会的或卫理公会的。但我们的铁角不管用。是的。是的。你不能那样做。你推不动他们。不。“你要赶走他们,接管并得着那地。”
我们的组织体系没问题,只要你不排除其他人,但当你把另一位弟兄排除在外时,你就错了。所以,那就是他们所做的。那正是组织的背景,就是排除别的人。
38

所以,我们发现,他说:“哦,如果整个传道人协会都说……”

“呐,我要告诉你。那位首席先知要我捎话给你。他说:’你跟他说同样的话。’如果你这样说,下到那里,我们就接受你进入协会;我们就使你成为我们中的一员;我们……我们要告诉你,我们要让你加入我们的团体,如果你跟他说一样的话。”
但是弟兄,他这话说错对象了。米该雅说:“我只说神说的话,就是这样。”阿们!我喜欢这样。是的,先生。“我只说神说的话。”
最后他们下到那里,来到王面前。米该雅花了一个晚上在主面前,要看他该说什么。所以他们走到王面前。整所学校的先知站在旁边,他们都站在那里说预言。呐,记住,他们不是异教的先知。他们宣称是耶和华的先知,但留意了。
39

他们发现他们说了话之后……他们所有的人都说预言,说:“是的,主仍然说上去,他与你同在。要夺取那城。”

米该雅四处观看,说:“上去吧。夺取那城。”
亚哈知道那话有一点不对劲。他说:“我当吩咐你几次呢?”
米该雅说:“肯定的,上去吧。夺取那城,但是我看见以色列人散在山上,如同没有牧人的羊群一般。”
亚哈,这话使他义愤填膺。他说:“我告诉了什么?他要说凶言。他讲的都是在谴责我们的妇女穿短裤,他总是讲我们所有这些……我知道他总是对我说凶言。他一上来就讲这些。”除了这个,他还能说什么呢?
40

他说:“我看见以色列众民散在山上,如同没有牧人的羊群一般。”哦,他知道那是指亚哈的死。

他说,哦,亚哈简直要气炸了,因为他说:“我告诉了你他会说凶言。”
哦,米该雅除了这个还能说什么呢?因为他用神的道检验了他的异象,他知道神的道藉着以利亚对亚哈说了,以利亚是神的真先知,他说狗要在田里舔亚哈的血,或在战车上,狗要舔亚哈的血。神反对亚哈,这位属神的人怎么能祝福神所咒诅的呢?
一个传道人站在讲台上,看到会众所做的事,他怎么可能一句话不说任凭他们呢?我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41

你知道,在中国,他们那里了不起的神就是一位古代的哲学家,他们称之为孔子。孔子是中国的话,在美国它是指混乱,而不是孔子。哦,以前你要是买画的话……不久前有人请我去一个地方吃饭,那里的一张画就好像是我的小儿子约瑟钻进了一个放了几种不同油漆的油漆桶里,然后把墙搞得乱七八糟一样。我说:“一个这样好的地方,墙上怎么会挂这么一幅肮脏、污秽的画呢?”

“哦,(我问了服务员。)”她说:“哦,那是油画啊。”
我说:“它看上去绝对像是装修的时候,梯子上的油漆滴在了上面。”
她说:“哦,”她说:“先生,那是某某和某某画的。”嗯,看起来根本不像是油画。她说……我忘了墙上的那油画价值几百美元了。
“哦,”我说:“如果是我,我会花那么多的钱让他们把它从那里摘下来。”我说:“因为它让我担心得要死,看起来太恶心了。”
42

你知道,过去黑就是黑,白就是白。你把它们搀在一起,就得到了灰色。事情就是这样的。他们如此搀杂。对与错之间的分界线在哪里呢?若卫理公会是对的,浸信会又怎么样呢?若长老会是对的,五旬节派又怎么样呢?某个地方有一条分界线。那条分界线就是神的道;那是道;神的分界线就是他的道。“人的话都是谎言,我的话是真理。”

所以,我们怎么能祝福神所咒诅的呢?你怎么能让男人结两三次婚又在你的教会担任执事呢?你怎么能任凭女人剪短发、穿短裤、穿着性感的衣服走上讲台、弹钢琴、又去到街上像那样到处走,却不对此说什么话呢?你阻止不了它,但你可以说话反对它。百分之九十五的人抽烟,乱来,喝啤酒。
43

不久前,我在一所学院,年轻的女士穿着短裤走在校园的场地上,啤酒瓶到处都是,传道人嘲笑、取笑福音。哦,你怎么能期待下一代……他们会成为什么呢?界线在哪里呢?

我过去有一个卫理公会的老朋友,司布真博士,他曾唱过一首歌:
我们降下篱笆,我们跟罪妥协, 我们降下篱笆,绵羊出去了, 山羊反倒进来了。
就是当你降下篱笆的时候,就是这个造成了这些事。
跟某个学院里突发奇想,认为自己知道的比神都多的毛小子走了,然后你就在这种东西上开始了一个教义。回到神的道上!不管你说:“哦,这么说,这么做。”但必须神的道贯穿始终。
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他不是一个死的神,是活的神,不是一位从前医治病人的神,而是现在医治病人的神。如果神今天不是一样的神,谈论一位古代的神又有什么益处呢?肯定的。呐,你不可能靠画的火取暖。所以,你说的事情是过去某个时候的,我们必须现在有这事。同样的神仍然活着,他仍然医治病人,仍然拯救人,仍然赐下圣灵。他是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耶稣基督。
44

呐,瞧,米该雅先把他的信心奠基在他的异象上;然后他把他的异象跟神的道比较。于是他知道他是对的。呐,我们也应该这么做。如果我们的……如果我们的神学接受神的道,我们所做的事跟圣经吻合,跟圣经完全一致,那就没问题。如果你那么做,就没问题。但如果它不一致,那就别碰它。神只祝福他说要做的事。

呐,我们发现,亚哈是个被咒诅的人,因为先知……他说:“在我的异象中……”他说他看见了一个异象,看见神坐在宝座上,天上的万军侍立在他的左右,他们一定是在开会。耶和华说:“我们可以让谁下去引诱亚哈(呐,记住),引诱亚哈,领他去到那田里,让他被杀,应验以利亚的话呢?”[王上22:19,20;代下18:18,19]荣耀!哈利路亚!神就是这样支持他自己的道!
45

这话是一位先知说的,但耶稣说:“你们若对这座山说挪开,不疑惑,只信你所说的必成,你就必得着你所说的。”[可11:23]你知道那是主的道在说话。那就是为什么我可以对那个有大肿瘤的妇人说话,对今晚在这里有癌症的女士说话,对不同的人说话;因为首先,那是个异象。它跟道一致。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有异象,然后它发生了。它是主如此说,它必须发生。没有东西能阻止它。瞧?

呐,自从以利亚发出这个预言已经很久了。他已经在荣耀里很久了。但他发出了这个预言,他知道事情要成就。米该雅知道以利亚是个属神的人,现在神在天上举行会议,怎样使以利亚的话成就。如果你得到了主的话,说出主的话,不怀疑主的话,神也必举行会议,使你的话成就;因为它不是你的话,而是他的话。如果那是主如此说,如果那真是主如此说,那就是主的话。
46

注意。呐,他们开了会。于是,一个灵上来,一定是从阴间上来的,无疑,他下拜,说:“神啊,我要……我知道我们要怎么做。”

神说:“你的计划是什么?”
他说:“我要下去,进入那些传道人里面,使他们预言一个谎言,因为他们反正不知道经文。”又说:“我要下去,使他们预言一个谎言。这样我们就能让他出来,去到那里,然后你就可以让他在那里被杀,应验以利亚的话。”
所以神说:“你可以,你必说服他。”
47

当他说了这话,当那个微不足道的小传道人站在那里说了那样的一句话时,现在你可以想象那位主教是怎么想的。他走上去,打了他一个嘴巴,说:“神的灵离开我往哪里去了?”

他说:“有一天,你坐在那边的监牢里就会看到。”以利亚说,以利亚预言了这事,米该雅的异象跟神的道吻合。
呐,如果你的信心说……呐,多少人相信有从基督来的神的医治这一回事?请举手。好的,多少人相信你今晚可以得到医治?请举手。哦,那是你的……你的启示跟神的道吻合,那它就必成就。阿们!如果你真的相信,主必这样做。不要假装相信,你吓唬不了他,你吓唬不了撒但,但你必须有点真东西。
48

耶稣赐给门徒能力赶鬼后十天,我们发现他们在那里的一个癫痫病例上被打败了。我能想象其中一个门徒安得烈说:“呐,这是我在腓立比行事的方式。是这样的。魔鬼,出来!魔鬼,出来!”不,魔鬼不出来。

彼得说:“你不知道怎么做这事。这是我们在迦百农行事的方式。让我告诉你该怎么做。要像这样抓住他,说:’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西门彼得。从那里出来!’”魔鬼还是继续。
过了一会儿,孩子的父亲抬头看,耶稣来了,走下来了。他说:“主啊,我把孩子带给你的仆人,他们对他无能为力。”
耶稣说:“你若相信,我就能!”
他说:“我……主啊,帮助我的不信!我要信!”
耶稣走上去,他这么做就够了。那个魔鬼知道这个走上来的不只是一个人。瞧?所以,当一切结束后,魔鬼离开了孩子。一切结束后,门徒把耶稣叫到旁边,说:“呐,为什么我们做不到呢?你把能力从我们身上收回去了吗?”
他说:“没有。”我能告诉你主在哪里赐下了能力,但我无法告诉你他在哪里收回了能力。能力仍在那里。只是你害怕使用它。瞧?
门徒说:“为什么我们不能……为什么我们不能赶出鬼来呢?”
耶稣说,呐,他没有说:“因为我把能力收回去了。”他说:“因为你们的不信。”是的。瞧?是的,因为你们不信。
49

呐,米该雅不可能有信心,除非他的异象跟神的道吻合。当我讲到亚伯拉罕和他的后裔时,就是这样。我之所以对我的异象有信心,唯一的原因就是因为它绝对是神的道。然后你就有了信心:“我知道它是那样的。”当神那么说了,他藉着他的道那样应许了,我们正生活在这个时代;他准时运行。是的,先生。没有东西能阻止它,它继续运行。那是今晚我相信我们正生活在时间的影子里的原因。

那天这里有个传道人……今晚那男孩不在这里。他是浸信会的,拿到了各种的学位。他的教会把他赶出去了,他的家人送他和他妻子去疯人院,昨晚他在这里。[原注:磁带有空白。]我完全同意这位弟兄。
50

原因就是因为,它从来没有上去迎合那些大的神职阶层。它降卑,像耶稣一样,像众先知一样,像其他的……总是这样,是穷人。事情发生了,接着就过去了。人们说:“哦,发生了什么事?我不知道啊。”肯定的。他向那些仰望他的人,向那些安静坐着倾听它一会儿的人启示,撕碎你自己的想法,把你所听的东西跟神的道相比。

呐,如果亚哈能坐下来一会儿,或如果那个大祭司或那些先知中的任何一个,能坐下来比较……不是看起来是对的,那看起来是属于以色列的。但不是看起来是什么,而是神对此是怎么说的。瞧?如果他们能坐下来比较一下……
看起来我们应当让我们的学校和我们的教会更高层次一些,有哲学博士和文学博士,我们应当有世上最大、最好的建筑物,我们应当做这一切的事,这些读、写、算术,但那不是神说的话。他从未说去教育人。那些没问题。我现在不是用那个作为借口来支持我的无知。但是瞧,我说的意思是:教育没问题,但它决不能取代救恩,瞧?
51

哦,球赛啊、嬉笑啊等等,那没问题,但它不属于教会。在教会里,我们要基督,不是基督的一个形式或基督的照片,或死的基督或基督的坟墓。我们要一位与我们一同活着的复活的基督,亲自证明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那是教会想要的,是他们应当要的。取决于他们的胃口是什么,瞧?他们愿不愿接受。

呐,米该雅把他的异象跟神的道所说的作比较。他站在两个国家面前,告诉他们,说:“你回不来了;你要死在战场上。”
你知道亚哈说什么吗?他说:“带这家伙回去,告诉市长把他下在监里,使他吃不饱,喝不足,等我平平安安地回来。当我回来时,我要修理他。”
你知道米该雅说什么吗?他转过身,看着他,说:“如果你回来了,就是主没有对我说话了。”哦,他知道他站在哪里。任何人都要那样站立。
52

那是那个小女士对她的小婴孩所做的,她如此确定,如果我为婴孩祷告了……那是那个长了巨大肿瘤躺在那里的女士,她不管要做什么,坚持或者从屋顶上下来,或者别的什么,只要她能到那儿就行了。她只要这个,因为这是她的信心。这与神的道吻合,她知道耶稣基督仍然活着。因此,她有信心,事情便发生了。

呐,我们发现,弥迦说的或米该雅说的一切都准确地成就了。历代的每个先知(现在我们要结束了),历世历代为神做过任何事的人,都站稳在神的道上。呐,他们没有偏离道。不管环境看上去如何,他们没有偏离道。
53

挪亚,神告诉挪亚天要下雨。挪亚从未偏离这话。他持守这话。不管……也许科学,他们当时的科学比现在还更伟大。他们可以建造东西,做我们现在这世上的科学做不到的事。他们能建造我们无法建造的金字塔和狮身人面像等等。但他说:“雨要从哪里来呢?”

挪亚无法告诉他们这点。他无法回答他们的问题,但他知道神对他说话了,所以他持守住道。他说:“神这么说了。”瞧?
亚伯拉罕无法说,他一百岁了,要怎么从撒拉生一个孩子,撒拉也九十岁了。“你要怎么……向我证明。她老了,她的子宫枯干了,完了。嗯,你们甚至二十年没有夫妻关系了,你说你要生一个婴孩。你要怎么生呢?”
“我不知道。”
“哦,你怎么知道你要生孩子呢?”
“神这么说了。”呐,这就解决了。跟道站在一起。所有的真先知都跟道站在一起。有时候,这使他们陷入了麻烦。几乎大多数时候都是这样,但却总是对的。
54

希伯来少年说:“我们的神能够救我们脱离那烈火的窑,但我们不会向其它任何东西下拜,这事我们很肯定。我们宁愿烧死,也不收回。”他们一晚上花了几个小时祷告,第二天早上他们走进了烈火的窑中,但他们跟站在那里像神儿子的那位有了一次会谈。瞧?但他们跟道站在一起。

但以理说:“我不管你们做了多少宣告。我有一个习惯,去窗户边,把窗户打开,向我的神祷告。”这使他付出了一晚上呆在狮子坑中的代价,但他持守了道。是的。他出来了。神总是看顾他的道。是的。
55

大卫,那次他去到扫罗面前,听见那个高大的歌利亚从那里出来说:“神迹的日子过去了;没有这样的事。”瞧?呐,不,那是1961年的版本。对不起。我要回去。他说:“你们哪个人过来跟我争战。”瞧?所以他说……

扫罗,他比他的军兵高过一头,在那里,他说:“哦,”他说:“我告诉你,大事不好了。那人,那家伙,他……看看他的体重是多少。他有一个……嗯,他的手指都有十四英寸长。”哦,那是圣经说的。他的枪头像织布的梭子,也许有那个房间那么长。他说:“哦,谁能上去跟那样的人争战呢?”
来了一个小……整个军队都后退了。你知道,以色列人本该是敬畏神的人,却后退了。他们说:“哦,哦,我们不能做这事。没有人能碰那家伙。”
56

他说:“我告诉你我要做什么。没必要流太多的血。只要你们一个人过来跟我争战,不管是谁……如果你杀了我,那我们的军队就侍奉你们。”瞧,当魔鬼认为自己占了优势时就会这么吹嘘。瞧?

有一天,他这话说的太多了。有个小个子站在那里,有点溜肩膀的孩子,身上像那样裹着羊皮,手里有一把甩石器。
歌利亚出来,说:“你们那边所有宣称是基督徒的(你知道,某某和某某),哦,过来,让我们看看这个……”
大卫说:“你是想要告诉我你们站在那里,任凭那个未受割礼的非利士人向永生神的军队骂阵吗?”
他哥哥说:“呐,你太顽皮了,你回家后,我要向爸爸告你。我一定要这么做。现在你想要炫耀。”
大卫说:“我不是在炫耀,但危机就在眼前。眼前有一件事。那个人向永生神的军队骂阵。”
57

于是他们带他上去见扫罗。我想象扫罗说:“孩子,我佩服你的勇气,但是,哦,你只不过是个孩子,他从小就是个勇士。你不知道如何使用刀剑什么的。”

大卫说:“但是瞧,”他说:“一次我有个经历。狮子来了,我正在放羊。狮子来了,叼了我父亲的一只羊,我便杀了狮子。后来一只熊来了,叼了一只羊,我便杀了熊。神岂不更将那未受割礼的非利士人交给我吗?”瞧?他说:“狮子叼了我父亲的一只羊跑了。它跑的时候,我去追赶那只羊,把它夺了回来。”
我喜欢那勇气,你们呢?你知道吗?你们下面有许多羊,不是狮子,而是癌症或肿瘤或某个魔鬼抓住了你,跑了。我们今晚来(是的)把父的羊夺回来。你们要准备交出自己。神的基督在这里。他会安全地把你带回到健康中去。疾病、痛苦昨晚在轮椅上抓住了你,等等,不管是什么。瞧?痛苦困住了你,但天父—圣灵在这里要释放你。
58

大卫说,扫罗说:“哦,在你出去做那事之前,你必须要接受一些神学训练,你知道。”他说:“你最好接受我的学问,它会……”于是他像那样给大卫穿上他厚重的盔甲,可怜的小大卫几乎压趴在地上了。他发现扫罗的教会马甲不适合一个属神的人,所以他不想要他宗派的任何证件。

于是他说:“把这些东西从我身上拿掉吧。我从未验证过这种东西;我对它一无所知。但我的确知道这个。”他说:“让我带着我所信任的东西去。”他拿了那甩石器出去了。神指引那石子,杀了那巨人。为什么?他跟神站在一起。他持守了他的信念。是的。每个真的……
59

彼得和约翰,他们经过美门,被神差派去为病人祷告,那里躺着一个生来残疾的人。彼得说:“金银我都没有,只把我所有的给你。”

他说:“你有什么?”
“我对耶稣基督有信心。你有同样的东西吗?”
“是的,先生。”
“那就站起来吧。”阿们!他便起来了。他们就把他扶起来。他摇摇摆摆。他们继续扶着他。他马上开始变好了一点,接着就继续走了。持守它,他持守了主的命令。他持守了神的道。
耶稣,当他在地上时,最伟大的……从来没有一个人像他,将来也永远不会有。但当耶稣在地上时,他持守了道。他用神的道击败了魔鬼。魔鬼说……他在试探耶稣,说:“嗯,你知道经上记着说。”
耶稣说:“是的,经上又记着说。”
他说:“哦,你知道我是个神学家。”
耶稣说:“是的,我也是。”
他说:“哦,经上记着说他要吩咐他的使者托住你,免得任何时候你的脚碰到石头。”
“是的,”耶稣说:“经上又记着说:不可试探主你的神。退我后面去吧。”他继续前进,瞧,神的道……
60

所有的真先知,所有的真基督徒,所有的真信徒,都持守那道。不管任何人说什么,你持守道。他们说神迹的日子过去了。你不要相信,因为圣经说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

“嗯,”你说:“我们相信那个。”哦,如果他是一样的,那他就会以同样的方式行事。他必行同样的事。当那个……如果神不降下来说是那样的,那站在这里传讲这个,对我又有什么益处呢?呐,你不能说这不是神的道。它是神的道。这里有其他人的证据,已经证明了。你今晚全心相信吗?你全心相信吗?让我们低头一会儿。
61

我们的天父,我刚才翻了几页圣经。那是书写的道。现在我们想要成了肉身并住在我们中间的道。愿他以人的样式走下来,向我们显明他的良善和怜悯。愿他向我们显明他的复活;愿他显明他的能力,即他仍是一样的。呐,我们只是一小群人,一群受逼迫、被取笑的人。一直都是那样的。

我们今晚想要站在保罗旁边,说:“他们所称为异端(癫狂)的道,我正按照这道侍奉我们祖宗的神。”
主啊,我们所生活的这个伟大的日子,已经预言了说到处都有不信。我们有太多这种东西了。这个老底嘉教会时代的世界被不信窒息了,甚至你自己的教会都因你跌倒了,回去了,跑去追求世界上的事。如果耶稣四十年前就来接教会,教会比今晚还会更好些,因为教会都在各种的境况和遗传之中破碎了。从神学院里兴起的年轻传道人,全是自己的想法,不在乎圣经,接受遗传等等。他们乱作一团,就像他们一直所做的。
62

神啊,你仍是一样的,就像你从前在众先知的日子里所行的。你今晚是一样的神。父啊,我祈求你彰显自己,让会众知道。

呐,讲道,世人听的讲道已经多的要死了。可怜的人们都不知道该信什么了。他们往来奔跑。正如你说的,末日将有饥荒来到,不单是因为无饼,乃是因为听不到神的真道。如果那个时候临近了,主啊,你说他们要从东到西,从南到北,寻求神的道。父啊,真是那样的,我听到人们说,他们甘心赤脚走四十英里的石子路,只要能参加一场他们四十年前所拥有的那种属灵的聚会。但是,神啊,他们哪里能找到呢?他们陷入了一堆人造的教条中。
主啊,你应许了会这样。我们看到你在老底嘉教会时代,被从你自己的教会里推了出去,这是唯一一个把你推出你自己的教会的时代,你在敲门。“若有人渴求,我会开门进来。”父啊,我祈求今晚这里有许多饥渴的人会渴求。“饥渴慕义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得饱足。”呐,我们作为你的教会,把自己交托给你,愿你把我们当作你的儿女来对待。我们奉耶稣的名祈求,阿们!
63

比利在哪儿?今晚发祷告卡了吗?忘了发。哦,我们就不用祷告卡。今晚就让神作你们的祷告卡。我觉得有带领这样做,在我们还没……是的,这些是我们照着《使徒行传》19章祷告的衣服,我们在19章11节发现的。呐,这里有多少人没有祷告卡?请举手,你没有祷告卡,但你病了?哦,那多少人有祷告卡呢?请举手。哦,一,二……我想有祷告卡的人不到三十个,大约有三百人病了。好的,大多数人在另一边。我们把祷告卡留到另一个晚上。

让我们这样说。如果神仍是神……请原谅我做那个亵渎的评论。神就是神。如果他是神,他的道仍旧是一样的。圣经说:因他受的鞭伤你们得了医治。如果那位主耶稣今晚要来……他会来的,那将是时间的尽头,我们知道这点。但如果他今晚在这里显现,站在台上,正如你们看到我站立,你来到他面前,说:“主啊,你愿意医治我吗?”他不能做什么事。否则他就背弃了自己的律法。瞧?
他会说:“我已经做了这事。”因他受的鞭伤我们得了医治。他可能会责备你不相信,但他会,他会……因他受的鞭伤你们得了医治。
64

呐,多少人在这里听过我上星期天下午传讲了亚伯拉罕的后裔,如何……你们听过了吗?

呐,耶稣在地上时,让我们看看他在地上时是怎么样的。他在地上时,我猜他肯定有祷告队列。但许多时候他站着,看着会众,告诉人们。对吗?多少人通过读经知道那是他弥赛亚的迹象?多少经文、圣经读者知道这点?你是说今晚这里只有那么多的圣经读者知道这点?大约三分之一的人举了手。今晚这里有多少五旬节派的?请举手。你或你的牧师有一个人应该感到羞耻!不知道弥赛亚的迹象是什么?
摩西说弥赛亚将是什么呢?“主你的神要兴起(一位教师吗?)一位先知像我。”当他们看到……
神说:“若是有一位先知,他行先知的迹象,事情成就了,你们就当信他,因为我是,我是。呐,那是我的道。但若不成就,就不要信他。”
65

呐,耶稣在地上时,他证明自己是弥赛亚的方式……呐,我想指给你们一些五旬节派的人看这点。看看那个撒玛利亚妇人。呐,只要你一直是五旬节派的,然而那个坏名声的撒玛利亚妇人,当她看到耶稣时,她对圣经的认识比你还多。因为当耶稣跟她交谈,说:“妇人,去叫你丈夫也到这里来,”妇人说:“我没有丈夫。”她说……

耶稣说:“那是真的。你已经有五个了,你现在同居的那个不是你丈夫。所以你说得不错。”
妇人说:“先生,我看出你是先知。我们知道弥赛亚来了,他必将这些事告诉我们。”她知道那将是弥赛亚的迹象,瞧?
耶稣说:“这和你说话的就是他。”
妇人跑进城里,说:“你们来看,有一个人将我素来所行的一切事都给我说出来了,莫非这就是弥赛亚吗?”圣经说全城的人都因妇人的话信了耶稣。呐,多少人知道那是真理?瞧?
66

呐,如果那是昨日弥赛亚的迹象,你找不到一节经文说耶稣在外邦人面前或对外邦人行了那件事,因为福音还没有传到外邦人。但他的确应许了在外邦时代的末了,当外邦人现在仰望一位弥赛亚的时候……我们在仰望吗?哦,如果他显现的方式跟以前不一样,那就不是同一位弥赛亚了。所以,他必须以同样的事去到外邦人那里。

耶稣说他会。他说:“所多玛的日子怎样,人子降临的日子也要怎样。”我们发现,当主以人的肉身降在亚伯拉罕—蒙拣选的教会面前时……一位现代的葛培理,他们下去所多玛,在那里传道,把罗得和那里的教会领出来。但对蒙拣选的一群人,天使背对着帐棚坐着,说出撒拉在帐棚里做了什么。对吗?耶稣说同样的事要在人子降临前发生。
67

呐,不要走动;安静坐着;保持敬畏。底下有多少人相信耶稣仍是同样的神?好的,你们祷告。只要有信心;不要疑惑,要祷告。

呐,在全能的神面前,他是我的审判者,在主宝血所赎买的这群会众旁边,我要看看会堂里是不是有人是我确实认识的。呐,如果我没有搞错,就在这末了,这男的和他妻子坐在这里,我想我认识那些人。对吗,先生?我想这是我们宝贵的弟兄,他总是带鲜花来这里。坐在末了的女士,我想我认识他们。在那后面是我的好朋友,后面两个,是来自俄亥俄州的道奇弟兄和姐妹。对不对?是你们吗,道奇姐妹,道奇弟兄?
呐,那后边我没看到一个人,从这里……这不是斯特里克弟兄坐在这前面吗?穿着黄色衬衫坐在这里?是你的……不。我知道斯特里克弟兄在这里的某处,因为我今天看见了他,但我不知道他在哪里。哦,是的,在后面的角落里,在很后面。哦,看一看,我想我在会众中认识的就这些。
68

现在你们祷告,相信,这样说:“主耶稣,我知道上面那个男的只是一个人。(瞧?)但我的确相信我们正生活在末日。我坐在这里病了。圣经告诉我说你是一位我能用软弱摸到的大祭司。”你们都同意这点吗?那是圣经。

哦,当那位大祭司在地上时,一天有个妇人摸了他的衣裳。她说:“只要我能摸到他的衣裳,就必好了。”她摸到了他,然后离开,坐下,也许像你在那里一样,或是站起来,不管是什么方式。
耶稣转过身,说:“谁摸我?谁摸我?”彼得责备他,说大家都在摸他。但他说:“我觉得我变虚弱了;能力从我身上出去了。”他环顾会众,直到找到了那妇人,说出她患了血漏,说她的信心已经救了她。对吗?多少人知道耶稣那样做了?请说“阿们”。
哦,多少人知道圣经说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阿们!圣经说现在,此时,他是你的大祭司,坐在高天至大者的右边,为你所承认的代求,是能被你的软弱摸到的大祭司。请说“阿们”。好的。
69

呐,你只要……我交出自己。这是个恩赐。是的,先生,是神的一个恩赐,没有你们它就不起作用。你们是那些必须有信心的人。瞧,罗马兵丁拿布蒙他的脸,那天早上在院子里拿棍子打他的头顶,说:“你若是先知,就告诉我们打你的是谁。”耶稣从未开口。他从未感觉到一点能力;罗马兵丁没有感觉到。

耶稣站在那里,脸上胡子上都是唾沫,流着血,脸上像这样蒙着一块布,一个罗马兵丁半醉了站在那里,拿着一根苇子,说:“喂,他们告诉我说你是先知,你可以辨明心里的意念。告诉我们打你的是谁。告诉我打你的是谁,我就相信你。”耶稣从未做一件事。
当撒但说:“你若是神的儿子,就在这里行一件神迹。让我看看你行这事。让我看看你行这事,行一件神迹,我就相信你。”耶稣说:“撒但,退我后面去!”
你听到他们今天还在说:“让我看看这些神医做这事。”嗯,肯定的。当然,撒但,退我后面去吧!
70

耶稣仍是一样的。我们定睛在耶稣身上,不是在批评者身上,而是在耶稣身上。你把眼睛定在基督上,定在基督上,就不会看批评者。只要继续前进。我知道他是一样的。对我来说,他是我的神;是的,是我的救主。

现在,你们底下的人祷告,我们看看。如果他对你们今晚在这里所有新来的,以前从未参加过聚会的人行同样的事,这会使你们相信吗?请举手,说:“我相信。”大约有三只手。这是为什么美国已经到了捡麦穗的时候了。刚才大约有三分之二的人群说他们是新来的。我说:“如果基督在这里显现,行他活着的时候所行的同样的事,多少人愿意相信?”三只手举了起来。现在你可以看到为什么那些磁带、预言在说什么了。瞧?好的,你真正的信徒,相信,开始相信,开始思想,开始祷告。这让我说我不想说的事,让我有点难受……
71

天父,我祈求你怜悯,神啊,我不知道。也许……如果这不是你的旨意,那当然了,父啊,这就不会发生。但我祈求你应允,让这些人可以知道。我已经讲到了你。主啊,你说话,证明我讲了真理。你让这个再回来。我知道你在这里。毫无疑问,主啊,我知道你就在这里,我祈求你应允。

我讲得很严厉,责备人,说出他们的不信,不管他们怎么去教会,怎么唱歌,怎么跳舞,不管他们做什么,主啊,除非他们是信徒,不然他们就失丧了。主啊,我祈求你今晚让那个显明是真理。不信是我们唯一的罪,父啊,我祈求你让它显明出来。
他们不可相信自己的义。那些法利赛人和祭司正直的不得了,他们没有做任何恶事,不会说一句坏话,不会斥责任何人或任何事。你告诉他们说他们是出于他们的父魔鬼,因为他们不信你,不知道你是弥赛亚。父啊,藉此,看到你同样的灵降临,今晚行事,我呼喊同样的事。主啊,站在我旁边。我是你的仆人。奉耶稣的名,我把自己同这群会众交托给你。主啊,从这群会众经过,把他们挑出来;赐给他们信心,让他们今晚带着自己的疾病和患难来触摸你。你证明你是神。主啊,求你说话,我们正在等候你,奉耶稣的名,阿们!
72

我知道主在这里。谢谢你,主啊。那男的坐在我右边这里,是黑人,坐在那里祷告,在这排的边上,你全心相信吗,先生?

那妇人坐在后面,得了糖尿病,坐在这里,那里的第二个,正看着我,你相信神会医治你,使你的糖尿病痊愈吗?坐在这里看着我的?如果你相信,就能得着。
牧师,你怎么样呢?你对此是怎么想的?你认为神会除掉你的那些属灵问题,使你相信吗?好的,你可以得着你所求的。神祝福你。他摸到了什么?
73

坐在这排末了的这位女士,黑人女士,坐在底下,得了癌症,你认为神会使你痊愈吗,女士?你有祷告卡吗?你不需要。你得医治了。你应该在那里回应,女士。你错过了。

这里,身材有点魁梧的女士坐在这里看着我,就在这下面,戴着眼镜,头发往后梳,有妇科病,坐在那里祷告,你相信神会医治你吗,女士?你全心相信吗?你得着你求的了。你有祷告卡吗?哦,你不需要有。你的信心使你痊愈了。
我要转过身去。你们这边的人祷告。有位女士坐在这后面,得了心脏病,她还有关节炎。就在这里。布雷迪太太,请站起来。我不认识这女士。但他们正在错过。今晚这里的不信是怎么回事?你们应该感到羞愧!
这里,从这位女士那排下去,大约一、二、三、四个女士,有位女士坐在那里有阵发性的虚弱,就是……不要错过了,姐妹。赖斯太太,请站起来,接受你的医治,阿们!你全心相信吗?
74

有个女士坐在这边,得了癌症处在垂死的境地,坐在她的……谢尔登太太,你愿意全心相信吗?请奉耶稣基督的名起来,接受你的医治。呐,如果我不认识你,女士,请像这样挥手。如果我们彼此是陌生人,如果我不认识你,请来回挥手。你看到吗?

你们不信吗?你们五旬节派的人怎么了?你们不知道基督是什么吗?你们想要得医治吗?那么,站起来,接受。我奉耶稣的名挑战你们相信。站起来,按手在对方身上,接受你们的医治。记住,是你这个人。你们全心相信吗?
75

现在向基督举手,让我们祷告。你们自己祷告。当我为你们祷告时,你们为自己祷告。天父,我奉耶稣基督的名把这群会众交给你。医治他们每个人,主啊。让你的灵和能力降在他们身上,使他们痊愈。荣耀归神,我这样求是为了神的荣耀,奉耶稣基督的名。

在这里的每个还不知道神是你救主的罪人,你愿意上来这里接受他作你的救主吗?现在上来这里。我挑战你现在上来这里,接受基督作你的救主。你愿意来吗?刚才的不信者想要接受吗?神祝福你们,先生们,上来吧。是的,年轻人,是的。哦,是的。你们刚才不信的,现在想要求神赦免你们的不信,请上来祭坛旁边。现在上来。
只要相信,只要相信,(神祝福这些上来的人), 凡事都有可能,只要相信; 只要相信,只要相信,凡事都有可能。只要相信。
76

卫理公会、浸信会、长老会、路德派、天主教会、五旬节派,凡是不信的,现在来到祭坛旁边。趁着恩膏在这儿,上来,让我们能按手在你身上。还有什么能这么做吗?所有在那队列中被叫到的,不管是在哪里,如果你跟我是陌生人,请举手。那些在队列中被叫到的,请举手。就是这样,瞧?我不认识那些人。

圣灵,你知道他对我说了什么吗?“此时做一次祭坛呼召,这里有许多的不信。”我甚至不能继续聚会,直到我们把那东西从这里除掉。出了什么问题?离开……你不想要一个那样的灵在你身边。如果今晚耶稣能以一个人进来,你坐在底下,会怎么样?你们不信的,过来吧。
凡事都有可能,只要相信; 只要相信,只要相信,凡事都有可能。
上来吧。你们每个人,现在过来吧。如果基督的同在离你这么近,为什么你还呆在后面呢?如果你有一点怀疑的感觉,就把它从你身上除掉。现在就上来。
只要相信,凡事都有可能,只要相信; 只要相信……
77

他唯一要你做的就是相信。只要相信这是他。如果你不相信,就上来,为此悔改,你看会发生什么事。

凡事都有可能,只要相信; 只要相信……
过来,姐妹,这就对了。“那流泪出去的,必欢欢乐乐地带禾捆回来。”[诗126:6]
凡事都有可能,只要相信;
很高兴看到牧师们上来,愿意承认他们错了。
只要相信……
神必尊重纯洁、毫无搀杂的承认。他确实会。当同一位圣灵今晚在这里时,你要做什么呢,审判的时候你要站在他的同在中为此交账吗?
你记住,他绝对准时。那正是他说他要做的事,就是这样:
只要相信……
你现在过来吗,还有人吗?
只要相信……
我提供自由给你们。我提供自由给你们,脱离你们一切的不信,如果你们真诚地上来,悔改,接受基督。如果你迷信,是教会的会员,不知道你对不对,你最好过来。
只要相信。
78

呐,志愿者,你们上来吧。所有的志愿者,现在走出来。你知道要怎么对待这些人。你们志愿者,走出来,聚在他们周围,聚在这些人周围,因为我们要祷告。如果后面有不信的人,想要上来,你尽管上来。

今晚,你们众人藉着走上来,承认了你相信你在观念上错了,你现在上来,要得到一个跟永生神的经历。你看到同样这位神在讲台上下,在会众中运行,他是你的神。如果你……也许你只是没停下来,考虑一会儿。
79

主在这里。他是那位呼召你上来这里的,瞧?膏抹我传福音的同一位圣灵是去到会众中间的同一位,他认识你。你可以用你的软弱触摸他。会众,毫无疑问,我一生从未见过的人,在会众中间一个又一个晚上站在那里,一个又一个晚上来到讲台上,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一周又一周,一场又一场复兴,从来没有一次失败过。如果是,教会请说“阿们”。为什么是这样,如果主……

让我告诉你,主如此说!“芝加哥,你最好悔改。你的时候近在眼前了:悔改!来相信,因为时候要到,你为此哭求,但它却不在那里了。你不愿接受一个真实的,所以就有一个虚假的赐给你。耶稣说:’我奉我自己的名来,你们并不接待我。若有别人来,你们倒接待他。’”记住,我引述了主的话。它录在磁带上,记录在案了。
80

你最好趁着你能够的时候接受他,因为世上有许多事准备成就。以前从未出现过的昆虫要出现。现在就是纠正的时候。你最好现在就做,以后怜悯座要挪开,就再也没有救赎了。所以,趁着你能够的时候上来。如果还有一点神的东西在呼召你,现在就走出来吧。

我要确定……让我确定。再来一次,“只要相信,”大家一起唱。
只要相信,(我一直觉得底下还有人,某处还有人。) 只要相信,凡事都有可能,只要相信。
各位,我不是个狂热份子,说一些言不由衷的话。当主行了这些事后,你肯定不会这么认为。又来了一群十几岁的年轻女孩。
凡事都有可能,只要相信。
81

呐,我要你们志愿者按手在……你们每个人按手……只要按手在别人身上,就像我们的奥洛·罗伯茨弟兄说的,一个接触点。(你们这里没有一个房间来……)有时候,在这样的聚会上,我们要是能搞一个房间,你知道,这样我们就可以在房间里交通。

我要各处所有的会众低头,如果可以的话。你们底下对祭坛这里这些魂感兴趣的,知道他们今晚敬畏地上来承认他们的错误,祈求赦免,祈求神怜悯他们。肯定的。
82

我想你们想知道为什么我继续把双手放在这些东西上。我不是迷信。我有时往外看,看见一个异象,然后我看到底下的人们相信并得了医治,那就是为什么当时我把手放在这些东西上。瞧,弟兄姐妹,难道你会神经错乱到一个地步,甚至相信有人可以站在这里,去到那群会众中,一个人有……只是一个人,出去,知道人们受苦患病、胡来吗?你会吗?那是……那是不可能的。这是两千年来发生过的最大的神迹。确实是。

哦,如果一个人从轮椅上起来,走了,你可以说那是心理作用。是有这样的事。肯定的。但告诉我哪里有能力……指给我看,有哪一个哲学博士可以上到台上,靠着圣灵走出去,说出那些人的那些事,就像圣灵今晚所行的,像耶稣基督在地上时所行的?告诉我哪里有这样的人?你明晚可以把他带上讲台。我等着他。他不在那里。
83

这是圣灵。那些病人,底下正在祷告的那些基督徒,他们正在摸耶稣基督。藉着主所赐的神圣恩赐,我只是看那里,看到他们。他们头上有一道光,它展开,我看到他们是什么,他们是谁,就跟我在这里看到你们一样。我看到他们在别的地方做一件事,然后我就说出来。当我讲完了,我不知道我说了什么。瞧,这就像一个梦从我面前过去了。但就是这样。这正是神说他要做的事。我请哪位神职人员来否认它。你做不到,因为它就在圣经中,主如此说。这是时候了。

呐,你们站在这里忏悔。你们想要与神和好。我想要有一天在一片比这更好的地上见到你们。我告诉你们,我的弟兄姐妹,基督仍然活着;基督在这里。接近时间的末了了。对我来说,我相信主将在这个世代来到。我相信这个世代必看到耶稣再来。我全心地相信。不知怎么的,我有一个感觉,我可能会看到他再来,我是个老人。我仍然相信我可能看到他再来。
84

呐,我要这里的每个人以自己的方式祷告。承认你的过错,说:“神啊,对不起。”会堂里的每个人,你们有罪站在这里的,说:“神啊,赦免我。从今晚起,我要做一个基督徒。”

你们在这里承认自己一直懒散、无法理解这点的,说:“主啊,我站在这里。我把心打开,我的手臂向你举起。我的信心仰望你。”当你那么做时,我相信神必用圣灵充满你,赐给你真实的东西。如果圣灵在这里,如果你真的得到了圣灵的洗,弟兄,它一定为这个作证,因为这就是圣灵。呐,接受这些……[原注:磁带空白。]
85

好的。呐,现在我们都要敬畏地低头……只要自己静静地祷告一会儿。

我以信心仰望,各各他的羔羊,神圣救主! 求主听我祷告,除去我众罪孽, 使我从今以后,完全属你! 行过人生迷阵,黑暗痛苦满布,(它来了。)求主引路!(现在接受我,主啊,作我向导。) 为我化暗为明,将我眼泪擦净, 免我再入迷途,离主孤行。
[原注:伯兰罕弟兄开始哼歌。]
86

父神啊,星期三晚上的聚会要结束了。我猜想有两百多人站在这祭坛周围。他们正在悔改,他们需要恩典。优美的老赞美诗正在弹奏:“我以信心仰望你。”主啊,他们晓得人做不了这些事,那是你。就像今晚我们功课里的米该雅,他知道他的异象是出于神的,因为异象符合神的道。所以,主啊,今晚我也知道;我们也知道这异象是出于神的,因为它符合神的道。

这里站着亚伯拉罕的后裔,蒙拣选的教会出来,要准备去见伊勒沙代,从神那里汲取力量,使身体改变,以便在主来的时候接受这个儿子。主啊,我祈求你今晚应允他们每个人;把他们心里渴望的赐给他们。主啊,赦免罪人,把背道的人领回来,从信徒的心里除掉一切的疑惑,使今晚成为伟大的时刻,主啊。
87

我相信你在这里;我知道你在这里,你的……你的灵在运行。我们感觉到你同在的甜美。我们看到你在会众中运行,行你说你要行的事。父啊,我们感谢你做这些事。我们相信。

我接受站在这祭坛上的每一个灵魂。作为你的仆人,我站他们与死亡之间;我站在他们和不信之间。我站在路上,奉耶稣基督的名,对捆绑他们的撒但说:“你再也不能拘禁他们了。”我挑战在场的每个鬼魔,离开这些人,从他们身上出来。你再也不能拘禁他们了。他们的罪得赦了;他们的不信没了。从此刻起,他们是神的孩子。他们生命中的事工是大的。神的能力要伴随他们,无论他们去哪里。从此刻起,他们是神的孩子。撒但,我在跟你说话,离开他们,奉耶稣的名,从他们身上出来。
现在,每个人,如果你相信,请举手,将赞美归给神,今晚你可以自由地离开这里,奉主耶稣的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