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0425E 被遗忘的八福

1

我们从内心深处为着主耶稣而感谢你,他就是我们的生命。我们在他里面找不到瑕疵。但当我们查看他的生命,并用他的生命来检查我们的生命时,我们在自己里面找到了瑕疵,我们祈求你赦免我们。

今晚我们祈求你来与我们相见。你应许过,无论在哪里只要有两三个人聚在一起,你就会在他们中间。无论我们求什么,都必蒙应允。父啊,今晚我们的动机,我们的目的,我们心里的渴望,就是要看见基督得荣耀。我们祈求,当他们继续时,我们今晚的努力就是要让人们对永生神有一个活的信心,这位神不是死的,而是永永远远活着的。
父啊,我们祈求今晚你藉着耶稣基督在你的同在中搅动我们的魂,我们奉他的名求。阿们!请坐。
2

稍微迟到了一会,也有点累。从圣诞节起我就不停地到处走。所以我真的是很累。今晚我很高兴看见约瑟·博兹弟兄,我盼望看见他能从海外工场上回来,有一段时间了。

今晚很抱歉地说,我们在这里的宝贵弟兄和朋友汤米·希克斯弟兄今晚……哦,明天早上就要离开我们,要去加拿大举办一场聚会。我本想让他今晚出来替我讲道,或是来叫祷告队列,因为我确实是太累了。他推辞了,他说:“下次,下次。”他总是跟我那样说。
3

我知道汤米·希克斯弟兄是……我……我跟他在一起的日子与时间,还有交通,我确实非常信任汤米·希克斯弟兄,他是永生神的一个仆人。一个伟大的杰作,我相信没有人能说任何话来反对圣灵对希克斯弟兄的带领。因为他真是个……一天当他……你们听过他去阿根廷的消息。他甚至没有钱去,但主差遣了他,哦,你们知道那个聚会。

一个人能像那样交托给神……你知道,神只能使用你所交托给他的那部分。你瞧,正如我说的,我相信,一天,在什么地方……我在不同的地方讲过了很多次,在早上、下午的聚会中等等……
4

但我说过这点,神能使用你所交托给他的。就像参孙,参孙不愿把他的心交给神。他把心给了大利拉。但他把力气给了神,神只能使用他的力气。就是这样。

但一个人若能将自己整个人完全交托给神,那就不同了。如果你能交托你的身体,神就会使用你的身体。如果你能交托你的头脑、你的心,不管是什么,神就会使用你所交托给他的。他在寻找一个能像那样交托的人。
愿神与你同在,汤米弟兄,赐给你一个大大的成功。我们会为你在那里的聚会祷告的。几天后我也会到加拿大,但却是在另外一边。愿神赐给你巨大的成功,一路平安。[原注:汤米·希克斯弟兄说:“神祝福你。”]谢谢你,神同样祝福你,汤米弟兄。
5

今早我们度过了一段美好的时光,今早围着神的桌子交通,我们在那里祈求祝福,有传道人的早餐会,我第一次有幸跟这城里的传道人团体相见。我确实发现了一些了不起的人,属基督的伟大仆人,拥有宽广的胸怀,为神而奔走。

我相信我们有一天再回来的时候,你们这里会满了人,大家一起,有一场大的交通聚会,大家一起有一场大聚会,就在芝加哥这里。
呐,那是……昨晚,我想我们为病人祷告过了。星期天下午,我传讲了亚伯拉罕和他后裔的题目。昨晚,我传讲了这个题目:曾临到世界历史上的最伟大的新闻简讯。
6

今晚,如果你们愿意翻开圣经,如果你们愿意的话,请翻开《马太福音》11章6节。我要读这些话。

6凡不因我跌倒的,就有福了。
现在我要以这个为题:“被遗忘的八福。”
我们大家都熟悉八福。在《马太福音》第5章,耶稣教导了八福,当时他带众人上了山,就在开始之前,或是说在他的事工刚开始的时候。他成了他们的引导者。
他上山教导了八福,开始讲“你们听见古时有人说,只是我告诉你们……”等等。
7

呐,耶稣是个完美的预表。哦,摩西是耶稣的预表。耶稣是摩西的原型。摩西是个先知。他是颁布律法的。他有点像是一个在旷野管理以色列人的王。他生来就是先知。他躲避了法老。就像耶稣躲避了罗马皇帝一样。他的事工和生命是完全的预表。摩西,当他把以色列人带到了旷野时,他上到了山上,领了诫命,下山来并开始教导诫命。

8

耶稣,当他得了权柄,他上到了山上,坐下开始教导众人:“清心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得见神。灵里贫穷的人有福了!因为天国是他们的。当你们被辱骂,逼迫,取笑等等的时候,就有福了。因为在你们以前的先知,人也是这样逼迫他们的。你们应当欢喜快乐,因为你们在天上的赏赐是大的。”[太5:3-12]

他完全在预表着摩西,哦,摩西是基督的预表。我们大家都熟悉那些预表:摩西是什么,耶稣是什么,教导这八福。但这八福一直到11章6节才结束。如果你不留心,就会读越过去了,你就不能明白它了。它是连接别的词之间的楔子。但它是一个祝福。
9

耶稣说:“凡不因我跌倒的,有福了。”瞧?“清心的人有福了!使人和睦的人有福了!”有福了,有福了,一直下到这里,他悄悄地把这个祝福放了进去。瞧?“有福了……凡不因我跌倒的,有福了。”哦,在当时,这是个很伟大的日子。

我们发现,导致这个开始的,是刚好在这位伟大、粗犷的新约先知施洗约翰的事工之后。这个信息就是赐给约翰的。约翰因为他的事工而被投入了监牢。
哦,约翰是何等粗犷的一个人。他真是耶稣所说的“要行在我前面的”使者。他是个野外的人。他们看到他的时候,他完全就像以利亚一样,他的灵恩膏在他身上。他是新约受膏的以利亚。
10

那位以利亚是这样的一个人,不喜欢耶洗别—不道德女人的生活方式,约翰也是一样。以利亚住在旷野,约翰也是一样。约翰独自站立,就像以利亚一样。那位来自旷野的伟大、粗犷的人,他们将他下在发霉、潮湿、阴冷的牢房里。

那对约翰来说可能是一个可怕的经历,一个在外面的旷野中自由的人,以蝗虫、野蜜为食物,旅居旷野,在那里他打到什么就吃什么,或者说从旷野中获取他想要的。现在,他在一个发霉、肮脏的牢房里,或许是某个地方的黑暗地牢。因为那个女人耶洗别……哦,希罗底,把他关在了那里,因为他告诉希律他娶他兄弟腓力的妻子,与她同居,是不对的。他那样做是不合法的。
11

约翰属于那种不留任何情面的人。任凭那女人怎么发怒,对约翰来说都没有什么区别。即使要掉脑袋也在所不惜。随便。就像以利亚。他坦率地说出了他自己必须说的话。对的就是对的。错的就是错的。

神啊,我们今天需要更多像那样的人,能坚持真正地确信神话语的人。说出来,不保持沉默。大声地说出来。
我们在那里发现,约翰在这个发霉、肮脏的牢房里,吃他们偶尔扔进来给他的脏面包。他可能瘦了,没法读圣经了。他变得……正如一次一位作家对他的描述,说:“他鹰一样的眼睛变得模糊了。”
12

你知道,先知被比作是鹰。神称他的先知是鹰。是因为鹰是所有鸟中最有能力的鸟。鹰能比其它任何鸟飞得更高,飞得更高。它的眼睛比其它的任何鸟都更好。

他们说鹞鹰的眼睛……他们说鹞鹰能够飞到高空。嗯,如果鹞鹰要跟着鹰,它就会在空中散架的。是的。呐,如果鹰没有足够好的眼力来看见地面,那它飞到上面又有什么益处呢?
这就像是,如果我们不知道我们跳起来是为了什么,那我们跳得再高又有什么益处呢?瞧?如果没有什么值得我们叫喊的,那我们高声地见证,发出很多的响声又有什么益处呢?瞧?当然,不同的是,如果你有什么东西值得你发出响声的,那响声就没有问题。但要等到那个先来,然后它会成为你一生的响声。
13

我们发现,这鹰一样的眼睛变得模糊了,因为他们把他从旷野的住处带了出去,把他投在了肮脏、发霉的牢房里。这个伟大的人本该能够成为一只翱翔在天空中的鹰。你去得越高,就会看得越远。

现在他们乘坐这些气球等等的东西上去,就能……去到那样高的空中,他们就能拍摄到整个弧形的地球。
我猜想,俄国搞出来的那个新玩意,大约一小时四十五分钟就可以环绕整个地球。他们可以把地球旋转的整个过程拍摄下来。但你去得越高,就能看得越多。所以,圣经中的先知,就是那些能飞到高空,超越会众的鹰。找出主如此说是什么。接着就回来并带来消息。瞧?
所以,主的道临到先知。约翰被关在了笼子内,这使得那双鹰一样的眼睛模糊了。
14

一次我为一只大鹰感到非常难过。我真受不了去动物园。看见那些可怜的东西被关在笼子内。狮子和……一生都被关在牢笼里。一次,小撒拉和我在辛辛那提的动物园里四处逛。妈妈在预备我们的午饭。我们跟孩子们去了那里。他们喜欢划小船,看猴子等等。

所以,妈妈在准备午饭的时候,我们就到周围走了走。我听见一个响声,就走到山下去看看是怎么回事。他们刚抓了一只大鹰,把它关在了笼子内。
15

我看到那只可怜的家伙在那里,头上到处在流血。它头上和翅膀末端的羽毛都被打掉了。我观看这只大家伙走过那里。它走过来,想要像鹰一样飞起来。它的头撞到了那些栅栏,把它顶了回去,掉在地板上,躺在那里,转动着那双大眼睛,像那样往上看,又起来,过来,又撞到了那些栅栏上。血和羽毛都被撞掉了,它仰面躺着,转着那双大眼睛,往上看。

为什么?它是一只天上的鸟,抬头望向它应该在的地方。但是人弄出来的某些精巧装置把它关在了笼子里。我想那是最恐怖、最令人揪心的画面。我真想买下那只鹰,哪怕我不得不收取我的第一笔奉献,才能买下那只鹰,把它放飞。我想:“可怜的家伙。”
16

我想:“那岂不可怕!生为一只要在天上翱翔的鸟,现在被人的装置完全关在了笼子里。它都快把脑袋撞掉了。但它被关住了。”我想:“那是我曾看见过的最恐怖的画面。”

然后我就转身走开了,我想:“是的,那是一个恐怖的画面,但我看见了比那个更恐怖的画面:看到生为神儿女的男人女人被关在了某种笼子内,他们往上看,知道有一位天上的神,知道他是伟大的医治者,是伟大的主,是伟大的救主,却被关在了某种教会的笼子内,他们在里面被各种协会等等的东西把脑袋都快撞掉了,却永远也不能离开笼子。”那真是个令人揪心的情形。告诉人们他曾经是一位何等伟大的神,让他们充满了盼望,然后却又给他们泼冷水,说:“他死了,被放进了坟墓,就是这样。他跟过去不一样了。”那真是令人揪心的画面。看到人们,生为神儿女的男人女人被关在那种的笼子里。
17

约翰,他鹰一样的眼睛真的变模糊了。约翰变得疲倦了。他和以利亚极为相似,因为是同样的灵降在不同的人身上。瞧,神从未取去他的灵;只是取去他的人。神取去以利亚,把以利亚的灵放在了以利沙身上。后来他又把这灵从以利沙身上取去,放在了约翰身上。他应许在末世要把这灵再次降在另一个在末世要来的另一位以利沙身上。作为圣经读者,我们都知道这应许给了我们。

呐,接着我们发现,魔鬼取去他的人,却从未取去他的灵。他还是照样让他的灵一路下来。我们发现这两个灵一起在运行。
我们发现,以利亚和约翰极为相似。他们都是神经非常紧张的人。他们两个几乎都有神经衰弱,两个都有。
活得与神亲近的人几乎都被认为是神经病患者或有什么问题的。是的。他们一向都被当作是这样的人。
18

保罗,今早当我对传道人团体讲话的时候……亚基帕对他说,或非斯都说:“你的学问太大,反叫你癫狂了或疯了。”[徒26:24]

他说:“我不是癫狂,我不是疯了。我很清醒。”瞧?“我没问题。”他们声称,我相信是说威廉·考珀,在伦敦,我站在他的坟墓旁。他写下了那首著名的歌:
有一血泉血流盈满,流自以马内利; 罪人只要投身此泉,立去全人罪愆。
19

这人被感动到以至他后来……他想要用一根绳子吊死自己,绳子断了。他想要跳河自杀,出租车都没法找到河,雾太大了。这表明灵感能何等地抓住一个人,将他掳去了。

当他从灵感里出来时……就像司提反·福斯特把最伟大的民歌献给了这个国家。“老黑乔,”“在苏望尼河上,”“肯塔基老家。”每次他得了灵感并写成了一首歌,之后他都会喝得大醉。最后他在那个灵感下叫仆人拿来剃刀,自杀了。
20

我想到了先知约拿,神感动了他,那个时代的空中的大鹰。神大大地感动了他,以至他下去躺在大鱼的肚腹中三日三夜,走到岸上,传了一个信息,甚至使那些人给动物都披上了麻衣。

当圣灵离开了他,他就上到了山顶上,坐下求神让他死去。是的。
我们发现这位伟大的以利亚,约翰预表了他,那个时代的大鹰,大能、粗犷的人,了不起的林中人,住在树林里的洞中。他走出来,大踏步走到了百姓中间,神把他带到以色列人对之一无所知的地方,宣告出信息,说:“这是主如此说,”又大踏步回到了旷野。
21

发现那位伟大的鹰,他大踏步地走到那里,告诉那个王:“我若不祷告,天上连露水都不会降下。”走回到那里,那天他走在去撒玛利亚的路上,手里拿着那根杖,身上裹着那块羊皮,秃头发亮,胡子垂了下来,步伐坚定地走在去撒玛利亚的路上。但是他知道他去到了谁的同在中。他不怕亚哈会说什么,因为他去到了某位比亚哈更伟大的人面前。他进到了神的面前,他拥有主如此说。他双眼深陷,眼角全是皱纹,凝视着天空。他坚定地走着,因为他知道他拥有主如此说。

22

哦,他是一只鹰。走到山顶上,喝溪里的水,直到溪水干了,又回到那里召集一场聚会。当神赐给他一个异象,他走上了山顶,说:“让我们证明谁是神。让我们看看谁是神。如果他曾经是神,他就仍是神。”是的。哦,我喜欢那些鹰。是的,先生。

走上那里,说:“如果他……我们来证实神。”他照着神在异象中所告诉他的方式说话。他说:“你们拿一只牛犊,我也拿一只牛犊。你们求告巴力,我求告神。那降火显应的就是神。”
23

他对自己太确信了,对他的异象太确信了。他们整个上午求告巴力,砍自己,呼叫,跳跃,以利亚边溜达边说:“喂,你们最好再喊得大声点。他或许走到一边,或许是在睡觉。”你瞧?哦,他知道他是站在哪里。是的。

但他证实了神以后,他鹰一样的眼睛变得模糊了。耶洗别威胁要杀以利亚,他便逃到了旷野。神发现他的仆人躺在一棵罗藤树下,逃跑了,这是在他证实了神是神之后:紧张,不安。
当你升到那种境地时,它会对人的心造成很大的影响。当你下来时,你无法解释它。它带你去到某个地方,你想解释也解释不清楚。异象等等把你撕裂了。你无法告诉别人;他们不能明白。他们从未到过那里,所以你又怎么会知道它呢?瞧?异象把他们撕裂了。
24

神对他的仆人实在太好了,在罗藤树下供养他,鼓励他。但当他对耶和华有了如此的信心,如此确定之后,他便可以走到王面前,说;“我若不祷告,甚至连露水也不降下。”从王宫大踏步走出去,受了恩膏。

他有一个要怎么做的异象。他就走了出来,去到那座山上,叫火从天降下,证明耶和华是神,接着当天又求雨从天降下,杀了四百个人。祭司,异教祭司,把这些人的头砍下,当异象离开他时,他却逃跑了。
25

神经紧张,坐在那里,说:“我不胜于我的列祖。我不如其他的先知。主啊,求你取我的性命。只剩下我一人。我是唯一传讲正确福音的人。所以,请取走我的性命。让我去吧。”他们都像那样惊慌失措。

但神说:“不,我还有……我还有七千个从未向巴力屈膝的。瞧?以利亚,没事的,你做了一件大事。但我还有一群你所不知道的人。”
“但是请取走我的性命。我不如我的列祖和我以前的先知。让我死吧。”
26

约翰,非常像他,躺在监牢里,退步了。他站在约旦河岸,从旷野中出来,他生下来之前三个月在母腹里就领受了圣灵。肯定的。怎样领受的?当他第一次听见耶稣基督的名的时候。马利亚走上那里,她……她还没有……她还没有任何感觉。天使已经荫庇了她。圣灵告诉了她。她起身上到犹大去。

她告诉伊利莎白说她要当妈妈了,“神已经荫庇了我。我要有一个儿子。我要给他起名叫耶稣。”小约翰已经六个月了,伊利莎白怀孕了,要做妈妈了。但她还没有感觉到任何生命的迹象。
27

她正站着,看着马利亚的脸,马利亚告诉她圣灵所说的要发生,讲述了她所拥有的经历,一个老妇人,怀孕了,以及后来她丈夫如何变成了哑巴。

正站在那里,她说:“我……”马利亚要生一个儿子,要给他起名叫耶稣。当耶稣那宝贵荣耀的名一从人的嘴唇里说出来,一个躺在母腹里的死胎就跳跃了起来,有了生气,在母腹里就领受了圣灵。
她说:“我主的母亲是从哪里来的呢?你的问安一入我耳,我腹里的胎就欢喜跳动。”圣经说他从母腹里生出来就充满了圣灵。一个为神所召的人,九岁的时候到了旷野,没有受教育,起身去了旷野,成了一个山野里的人。
28

三十岁时,他走出了旷野,传讲一个弥赛亚要来的信息,他震动了那些地区。他不怕法利赛人的教训。他说:“你们这些草中的蛇,不要来这里说我们有亚伯拉罕为我们的祖宗。你们这些毒蛇的种类。谁指示你们逃避将要来的忿怒呢?”哦,他真粗犷。

他说:“我告诉你们一位要来的弥赛亚,他手里拿着簸箕。(阿们!)他要彻底扬净他的场,把麦子收在仓里,把糠用不灭的火烧尽了。”咻!他知道他所讲的是什么。
29

呐,但最后当这位弥赛亚来到时,当弥赛亚最后来了,约翰有幸给他施洗……他完全准确地来了。所有的迹象都是对的。他显示了弥赛亚的迹象,约翰知道这个,他是弥赛亚。那是弥赛亚。对此毫无疑问。约翰说:“我看见那火柱,光以鸽子的样式降在他头上。有声音从那火柱中说话:’这是我的爱子,我喜悦住在他里面。’”

他知道那是弥赛亚。约翰说:“我先前不认识他,只是那位在旷野里差我来用水施洗的说:’你看见圣灵降下来,住在谁的身上,谁就是用圣灵与火施洗的。’我确信这就是他。”所以他极力宣扬这个。
30

但当麻烦来了,耶稣来显明了弥赛亚,他就是弥赛亚。但后来事情有些不对头。约翰介绍的弥赛亚是手里拿着簸箕,要烧尽糠秕。但他发现耶稣所做的工,他柔和谦卑。这使他很沮丧。他不知道,他不知道要说什么。他想:“一定是某个地方出问题了。”

看起来他好像相信错了。似乎情况不对头。许多时候我们也是这样想的,事情不对头。但事情对头。只要我们知道他在这里,那又有什么关系呢?事情对头。可能并没有按照我们认为应该的方式运行,但却是按照神想要的方式在运行。
31

你说:“瞧。”约翰心想:“哦,我引见了弥赛亚,他手里拿着簸箕,要扬净他的场,把麦子收在仓里。我告诉他们斧子已经放在树根上了。他要把所有的垃圾拿去烧掉。但他来的时候并不像一个大有能力的人,他柔和谦卑地来了。肯定什么地方出错了,”他说:“毫无疑问,某个地方出错了。”他认为不对头。

他像我们许多人一样变得沮丧了。当我们看到事情没有按照我们认为正确的方式发生时,我们就沮丧了。不要沮丧。会没事的。魔鬼在那里抓住了他了。魔鬼认为:“现在我把他投在监牢里了。我把他投入监牢,既然我把他弄到这儿了,那我可得好好收拾收拾他了。神现在不用他了。我把他弄到监牢里了。所以我要好好耍弄耍弄他了。我把他关在笼子里了。我把鹰关在笼子里了。所以我要……我要……我要让他后悔不该传福音。”
32

魔鬼对许多人都是这么做的。今天有许多好人处在同样的境况。绝对是的。我们认为事情不对头了。但它对头。一切都没问题。

那天,我看见许多进来的人说:“伯兰罕弟兄,我被代祷了。我真的没有任何变化。瞧,事情出错了。”不,没有。系统没有任何错误。神没有任何错误。圣经没有任何错误。圣灵没有任何错误。事情是,你出问题了。
33

一切都运行得很好,只是约翰的问题。那也是……那天有一个女士从锡安城来,她现在可能就在这里。大约一个月前。那个妇人,她的丈夫,一对漂亮的夫妻,他们来到我的住处,他们跟着我的几个好朋友西姆斯夫妇从锡安城下来。据我所知,他们今晚可能都坐在这里。

她有一个小婴孩;我想孩子生下来就有一只脚是像这样吊着的,放不下去。她说:“只要我能看见伯兰罕弟兄按手在这个婴孩身上,那只脚就必能放下来。”她把给婴孩穿回家的鞋子等等的东西都带来了。那是……是的,先生。
34

我正在我的教会祷告……哦,是在讲道,当我讲完了,我正想要去伊利诺斯州布卢明顿参加另一场聚会。首先你知道,当我起身离开讲台时,我想我们正要进去洗脚。

我们……我们相信洗脚。我相信圣经教导这点。我们应当这样做,直到主来。所以我们竭力持守他所说的一切话。我们在我们的教会遵守这点,我们一直都遵守这点,现在有三十年了。
我们要进去洗脚,我儿子上来,说:“爸爸,有一个人从锡安城来。他们期望今晚为病人祷告。”他说:“他们有一个小婴孩,那妇人相信如果你为那个婴孩祷告,那只脚就会放下来。她的一只脚不好。”
我说:“带她来这里吧。”这个美丽的母亲。
她上来,说:“伯兰罕弟兄,我的婴孩。丈夫和我,我们相信,当你按手在这婴孩身上,那只脚就必伸直。她就必好。”
我说:“你需要我从主得一个异象吗?”
她说:“不用,先生。只要你按手在她身上。”
我说:“好的。我会这样做的。”我就按手在她身上为她祷告,便进了房间。
35

第二天我去到了办公室。当时,我正坐在那里回一些电话,在办公室里做一些事。一部车开过来,那位女士走了出来,她和她丈夫。他们来了,说:“伯兰罕弟兄,事情错了。”

我说:“哦,你们是什么意思?”
“嗯,”她说:“婴孩的脚还没有下来。”
我说:“好,那跟这有什么关系?”
她说:“瞧,我相信,伯兰罕弟兄。我相信如果你按手在我的婴孩身上,神就会医治她。我相信。一定是某个地方出问题了。”她说:“或许你还是对这事有一个异象能好点。”
我说:“不,不。没有任何地方出错了。没有,没有一件事出错。唯一出错的地方就是你。”瞧?“你只要相信它。”
36

她说:“我想要问一件事,伯兰罕弟兄,你认为是神的旨意要让我的孩子瘸脚吗?”

我说:“我不相信那是神的旨意。”
她说:“我只要你说这个就够了。”然后她就出去了。
几天前他们打来电话。现在,婴孩的脚恢复正常了。下来了。他们……瞧,我们有了一点不安;就是这样。一切都运行得对。一切都按部就班。
37

所以我们在这里发现,魔鬼试图使人们相信,哦,是不信。所以魔鬼试图让约翰不相信耶稣是弥赛亚。于是约翰把他的两个门徒叫到了一起,派他们出去,说:“现在你们出去找到他讲道的地方。找到时,你们去问他:’我错了吗?’”你能想象那个吗?

38

“我会不会是错了?他真的是同一位吗?我知道那个迹象是对的。我看见了弥赛亚的迹象。我知道那是对的。但这种的柔和谦卑,都是这些。我不能明白它。它没有……我搞不懂它。我解释不通。”本来就没有让你解释通。

如果我能告诉你整件事,你什么都知道,我什么都知道,那就不再是信心了。凡是我能解释得很透彻的事情,就不再是信心了。你因信得救。你因信得医治。你只要相信。你无法解释它。你只要相信。
39

于是他说:“你去问约翰,哦,是问耶稣我们是否要等候别人。是我的……我的信心,我的信任和我的……我看见经弥赛亚的迹象在他身上。我错了吗?我搞混了吗?事情出错了吗?”

当这些门徒带着这位伟大先知的信息来到耶稣面前时,耶稣从未对他们说:“我要告诉你们我要做什么,我要让他们带一些小册子回去给约翰,’如何在监牢里快乐。’”不。他从未那样说。他没有,他没有说:“我要……我要给你们一本关于忍耐的书。你们告诉约翰在监牢里时要如何忍耐。那是一件……那是一件好事。他在监牢里,我不愿看到他在监牢里,但我告诉你们要如何做,瞧,才能快乐。”
40

不,他从未那样说。你知道他说的什么吗?他说:“只要呆到今天下午的聚会。留到聚会结束。之后你们就可以走了。只要留心今天下午的聚会。”耶稣举行了聚会后,我能想象约翰的那些门徒坐在那里,留意他所做的每一个举动。因为约翰教导了他们那位弥赛亚是什么,告诉了他们那是什么,这就是他的门徒。他们开始看到所发生的事。

所以当聚会结束后,当这两个门徒回去见约翰时,他说:“去告诉约翰,瘸子行走,瞎子看见,聋子听见,来参加聚会的所有人都是穷人。所有的……穷人有福音传给他们。告诉约翰不要害怕,不是想别的事;我很准时。一切都在按时进行。一切都没问题。我很准时。去告诉他有一场医治聚会正在进行。穷人有福音传给他们,神的能力运行在他们中间。我很准时。不要理会其它的任何事。我分秒不差。”
41

哦。“凡不因我跌倒的,有福了。”不要跌倒。我相信因耶稣跌倒的人远超过任何曾经生活在世上的人。他们跌倒得太快了。耶稣,这个被误解了的八福,现在我们来讲讲这个,这样我们今晚就能讲完这个。

他说:“凡不因我跌倒的,有福了。不要因我跌倒。不管发生什么,我……一切都在按时进行。所以你们只管继续相信它;就是这样。一切都没问题。只管继续相信它。”
你知道,耶稣没有因着那个而责备约翰。他没有说:“瞧,我为我的使徒感到羞耻。我为我的先知感到羞耻。”不,他从未那样说。他没有说:“哦,当你已经来传讲了这样一位伟大的弥赛亚,这样一位伟大的弥赛亚,之后你却派人问我是不是弥赛亚,世人会对此怎么说呢?”他从未责备约翰。
42

但当约翰对耶稣说了他所能说的最糟糕的话时,耶稣却对约翰说了连约翰自己都未说过的最好的话。是的。耶稣……约翰说:“去看看他是不是那位。”他们离开后,耶稣对他们说……当约翰的门徒离开后,耶稣说:“你们到旷野去是要看什么呢?你们出去是要看穿细软衣服的人吗?”不。在这点上,他跟好莱坞相差太远了。

他说:“你们出去是要看穿细软衣服的人吗?他们是在王宫里。”他说:“你们出去到底要看什么呢?是看任何宗派都能随意吹动的芦苇吗?”哦,不。当然不是。“你们出去到底是要看什么呢?是看先知吗?是的。你们出去是要看先知。更大!他比先知大多了。这是以利亚。这就是先知所说的那位:’我要差遣我的使者在我前面。’我实在告诉你们,凡妇人所生的,从来没有一个大过施洗约翰的。”
43

他从未责备约翰。他知道约翰是被以利亚的灵恩膏的。那个灵在约翰身上。成就事情的就是那个。他知道一切都在按时进行,一切都在按时进行。约翰……为什么他比所有的先知都大呢?

如果你是属灵的,就会明白一些事。为什么他是最大的呢?其他所有的先知都是讲到了弥赛亚。但约翰引见了他。约翰是那位引见他的。
末世也是这样。一切都在按时进行。不要跌倒。只要相信。今天众教会都因他跌倒了。众教会跌倒了。人们跌倒了。他们都惊慌不安。他们不知道要想什么。“心灵感应。”别的事情等等。不,不要跌倒。
44

我们上个星期天的信息是要竭力向你们指出神对亚伯拉罕和他的后裔所做的。我们发现,每个转折点当神接受了亚伯拉罕的同时,他也接受了他的后裔。经过称义,经过成圣,经过圣灵的洗,经过儿子的定位,然后神以人的肉身来到,背对着撒拉的帐棚,说出了她心里在想什么。

不要害怕。他正分秒不差地行事。他就在这里。不要因他跌倒。“凡不因我跌倒的,有福了。”如果他今晚在这里讲话,他会说同样的话。他分秒不差。先知说,到了一个时候,既不是白昼,也不是黑夜,但到了晚上必有光明。他分秒不差。
45

他已经经过了称义,路德的时代,成圣,卫斯理的时代,五旬节运动的时代,把他的恩赐设立在了教会中,现在要在我们的肉身中向我们显现,耶稣说过了他要这样做。不要因他而跌倒。他分秒不差。“约翰,从那牢笼里出来。”离开那些不相信这个的组织。把绑带从你的眼睛上扯掉。如果你能相信,就是一个自由的人。他绝对准时。“到了晚上才有光明。”阿们!

晚上的光正在照耀。他是什么?同样的耶稣。在东方升起的太阳跟在西方落下的太阳是同一个。神的儿子在东方人的身上升起。他做了什么来向撒玛利亚人和犹太人证明他是弥赛亚?通过向他们显一个迹象,即他就是摩西所讲的先知。
46

撒玛利亚妇人见证了同样的事,说:“我们知道弥赛亚来了,他必将这些事告诉我们。但你是谁呢?”

他说:“我就是他。”
妇人跑进城,说:“莫非这就是弥赛亚吗?这人给我说出了我的问题是什么,我正在做什么。莫非那就是弥赛亚吗?”人们就相信了。耶稣对撒玛利亚人和犹太人那样做了,却没有对外邦人做。
在福音传到外邦人之前,耶稣已经得了荣耀,去到荣耀中了。“但到了晚上必有光明。”教会做了什么?陷入到了天主教的体系中,组织了一个教会。后来路德脱离了出来,为种子带来了称义。后来卫斯理从路德派中出来,成圣。后来是五旬节派,他们组织起来了,一直都是在他们的体系中。一直到现在,我们到了末日了。那是什么?
47

但在晚上的时候,在撒拉和亚伯拉罕的身体被改变以接受应许之子前,他来了,跟他们同坐,跟他们交谈,在他们面前行了一件神迹。耶稣提到了它。我们没有落后。不要回头看路德说了什么,卫斯理说了什么。要看耶稣说了什么,要看我们是在哪里的迹象。

不要回头看别的人说了什么,要看主说了什么。他才是说话的那位。在东方升起的同一个太阳也在西方落下。已经有了一个阴沉的日子,绝对是的。只有足够的光看到要如何加入教会,建造组织等等。但神同在的那个真实能力和彰显已经很多年没有看见了。我们感觉到它了,我们知道它就在这里。我们看见了恩赐在随着它运行。但当我们看见他以可见的方式来到我们中间,在他的教会中大有能力,伸手摸那位主人的衣裳穗子,触摸它,恢复了他的能力,藉着他的子民来说话和启示,使他成为神,“神与我们同在。”哦,是的。
约翰,愿今晚神打开监牢的门放你出去。“凡不因我跌倒的,有福了。”不是读心术,不是心灵感应,而是很快就要再来的基督的复活大能。
让我们祷告。
48

亲爱的神,当晚上的光正在照耀,它使许多人的眼睛瞎了。但其他人正在利用它来行路。神啊,我祈求今晚你再次将晚上的光赐给这群晚上的人。愿他们能看见你复活的大能,因为你亲自说:“我所做的事,你们也要做。”我们想知道你所做的是什么样的事工。接着我们在《约翰福音》5章19节发现,你说:“我不能做什么,除非看见父先做。”你那样应许了。我们知道它是真的。

主啊,再来一次,然后就完成了。愿今天许多关在监牢里的约翰,那些好男人、女人,知道你是他们的救主,他们一直想知道,哦,神啊,愿他们看见你准时到来。你很准时。求你应允,我们奉耶稣的名求。阿们!
49

呐,在我们进行祭坛呼召之前,我今晚迟到了一点,我原以为昨晚我传讲了……我要告诉比利我今晚真地做到了。他对我说,我讲道不可能少于一个半小时。但靠着主的帮助,我真的在那个时间内讲完了。

呐,我相信我们昨天分发了祷告卡。今天他发了吗?那些卡是什么?一到一百。我相信他昨天分发了,是吗?是什么?A卡?A卡。好的,我们从哪里开始叫的?我们到……我们昨天从1号开始的,是吗?1号?好,让我们从后面开始。我们来拿……让我们开始,从上面几号开始,因为我们的时间……我们从80号开始。
50

[原注:磁带空白。]多少人以前从未参加过一场这样的聚会?请举手。瞧那里,有一半的人。如果耶稣基督……多少人知道耶稣基督已经医治了病人,已经拯救了失丧的。

现在他不能拯救你或医治你。他只是告诉你,他已经做了,你必须相信,但他应许了他所做的事,我们也要做,特别是在这个晚上的时分。多少人知道这个并相信这是真理?
它是说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吗?他当然是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好的。如果他是,那他就会那样行事的。
51

现在,你们所有站在祷告队列中的,对我是陌生的,所有知道的人,你知道我对你一无所知的,请举手。他们每个人都是。

好的,所有在外面的,你们没有拿到祷告卡的,你们想得到医治,你们知道我对你们一无所知,请举手,所有的人举手了。每个在房子里知道我对你一无所知的,请举手,到处都是。
我认为我所能看到的人,没有一个是我认识的。如果我没弄错,我相信这是一位从阿肯色州来的传道人,正坐在这里。这些灯光,你瞧,我看不太清他,但我想那是一位从阿肯色来的传道人。
52

多少人知道,有一次,一个妇人进到了祷告队列中?有一位女士进了……她心里说:“我若能摸到那人的衣裳穗子,就必痊愈。”她得了血漏。你们记得这个吗?她溜进人群中,她摸到了,像那样的事。你们感觉不到触摸的。你知道,汤米弟兄,巴勒斯坦人穿的内袍是很长的袍子,他们穿的内袍会沾染路上的尘土。

妇人摸到了衣服的穗子,转身出去了,去到了人群中,耶稣说:“谁摸我了?”那是神的儿子。“谁摸我了?”
53

彼得责备他,说:“瞧,大家都……什么?人们认为你出问题了。他们会……他们……大家都在摸你。你知道,’喂,你好,牧师?’等等,你知道,’拉比。’”

耶稣说:“但我觉得我虚弱了。”多少人知道能力就是力量?当然。“力量从我身上出去了。有人摸我了。”他转过身,不断地看着听众,直到找出了这人在哪里。
耶稣跟她说她的血漏已经止住了,因为她的信心救了她。那是真的吗?瞧,今晚他(我们今早一起吃饭的传道弟兄们)……
54

这里的这位弟兄,我想他们说到他在浸信会的神学院里得了多少的学位,博士,哲学博士,我都不知道有多少了。他跟我们说起这事。但他必须忘掉这一切才能认识基督,就像保罗一样。所以……

但经文在《希伯来书》教导说他现在是大祭司,能被我们的软弱所触摸。是的。多少人知道是那样的?如果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如果你触摸了他,他会怎样行事呢?瞧?他会行同样的事的,是吗?
“还有不多的时候,世人不再看见我,你们却看见我,因为我要与你们同在,也要在你们里面,直到世界的末了。我所做的事,你们也要做。”对吗?他应许了这事要临到外邦人,不是经过路德时代,卫斯理时代,而是要在末时才会发生。
现在你们看不明白吗?他很准时。就在……记住,这个必须传遍地极。所以我们正在末时了。毫无疑问,没有疑问。但你摸了他的衣裳。
55

“那是怎么回事,伯兰罕弟兄?”那不是我。如果你不这样做,对我就什么事也做不了。你投入的要跟我一样多。必须是你的信心触摸到了他,这样他才会藉着我说话。这只是一个恩赐,使我能将自己交托给他,将我的眼睛、头脑、舌头、全人都交给他。我不知道你们任何人。但这是他藉着我说话。瞧?是他在做那事,不是我。

是什么让他这么做的?我不认识你。你说:“我怎么样呢,伯兰罕弟兄?”我不知道。“我呢?”我不知道。但他是知道的,所以你触摸了他,他就用我来答复。瞧,是你和我作为他的仆人合在一起。他向他的子民显明自己,即他准时来到。他分秒不差,绝对准确,就在末世之前,晚上的光必照耀。
56

如果主要那么做,多少人会爱他,相信他,接受他?神祝福你们。

天父,剩下的事都在你手里。我将自己和这群听众交托给你,只要一件事就会证明,父啊。奉耶稣基督的名,愿它发生。阿们!
现在要真正地敬畏。不要再站起来;安静坐着。要真正敬畏一会儿。
从他而来的一个字比我一生五十或一百年所能说的更有意义:只要是从他而来的一个字。
57

呐,你们在外面没有祷告卡的,不管你是在哪里。不管你的情形如何,你只要说:“哦,伟大的大祭司,让我触摸到你。伯兰罕弟兄不认识我。求你让他转过身对着我,让他告诉我,我是在为什么事祷告。让他说出我的问题是什么。他不认识我,不知道我所想或所做的事,不管是什么。让他告诉我。我必相信你。”

因为圣经说那正是他要行事的方式。那是他过去行事的方式。那是他将来行事的方式。你瞧,朋友们,如果一次就让耶稣觉得虚弱了,何况对我一个罪人呢?你永远不会知道那代价是什么,直到我们在天上的门口相见。但那是……我不是在抱怨。我是在感谢神。你明白吗?这样你就会明白。
58

瞧,我们来了几天,他们分发祷告卡,接着……我整个星期叫出那些祷告卡,这里挑几张,那里挑几张,好让大家不会争着要1号祷告卡。你明白吗?所以他们……在小伙子分发祷告卡之前,他下去,站在听众面前,打乱那些卡,将它们混在一起。我猜你们看见过他那样做。好的。

他下去,如果你想要一张,他会给你一张。小伙子不会说:“瞧,我给她一号卡。”他自己不知道。他只是把卡递过去。瞧?打乱了给你。他可能会给你10号,给你旁边的人95号。所以,整个星期从某个地方,我一直……我会从20号叫到30号,或者从50号叫到90号,或倒过来从90号到20号,或类似那样从某个地方,不管主把什么号码放在我心里,因着这种方式,就从圣灵带领我的地方叫起。
59

靠着那引导,今晚刚好是这位妇人,一位黑人妇人,我是个白人。我对你是陌生的吗?我们彼此互不认识。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现在明白吗?

呐,如果圣灵仍是那个在基督里的圣灵,今晚也在我们里面,如果那是同样的圣灵,就会做同样的工作。如果这是真正的圣灵,它就会做圣灵的工作,就会做耶稣的工作。
那样,你就能确信主从前是什么,你就知道他现在也是什么。让我们来看《约翰福音》第4章。有一个……他是犹太人,遇见了一个撒玛利亚妇人,他跟妇人谈了一会儿,要接触她的灵。他说出了她的问题在哪里。妇人说:“先生,我看出你是先知。我们知道弥赛亚来了,他必告诉我们这些事。”
60

妇人对他说……耶稣说:“这和你说话的就是他。”妇人跑进城里,说:“你们来看,有一个人将我素来所行的一切事都给我说出来了。莫非这就是弥赛亚吗?”众人都相信了。每个人……耶稣再也没有对另一个人这样做过。但整个城都信了。他从未医治任何人,只是进城去,宣告自己。妇人……圣经说合城的人都因着那个妇人的见证而信了耶稣。

呐,如果那是昨日的耶稣,他就可以来做同样的事,当一个非洲女孩和一个盎格鲁撒克逊男人站在这里……如果他能向我启示出你来这里是为着什么事,你做过的什么事或类似的事,你知道,你知道那是事实不是。你当然知道。
61

如果他能告诉你过去是怎样,他当然也能告诉你将来会怎么样。你相信那个吗?对这里所有的黑人和白人,不管是什么,你们全心地相信那个吗?好的。

如果你们有谁不相信这是真理,你相信它是心理学,我没有拿到哲学博士。你来这里自己做做看。我正等着你。
如果你怕上来,就接受它,否则就对此保持安静。瞧?我那样说,是因为我被带领这样做。有事情正在发生,我知道它的事。
你晓得这里也有事情在发生。你其中的一个问题是神经过敏,极其紧张。
62

它来了,说:“他是猜的。”你听到的都对吧?我可以说:“那边有人紧张。有人……主说了一件事。”但谁是那个人呢?这就是那个人。站在……她有一个友好的灵。我们来看看是不是这样。紧张。你的肩膀也有问题。是的。你还有心脏病。对吗?你心中有一个负担。对吗?是关于一个男孩子的事。哼。他在一个机构……是医院。你正在为他祷告。你要我说出你是谁吗?理查森小姐。去相信吧。

63

你永远不知道那对我做了什么。它几乎要了我的命。现在每一个人要真正地敬畏。

你好,先生?我们彼此是陌生的吗?我们是的。但耶稣知道我们两个,并且喂养我们两个。如果神让我知道你站在这里是为了什么。我用不着讲得太详细。瞧,我让整个队列站在这里,其他人正在那边祷告。看看它对我做了什么。
但如果他把你的一些事告诉我,你会相信吗?当然,你想要祷告的其中一件事是你的眼睛。当然,你戴着眼镜。任何人都能看到。但那不是这人的全部问题所在。还有别的事,因为他有一个死亡的阴影正笼罩着他。他的眼睛不会造成那样。肺结核,你为此做过一次手术,没有成功。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对吗?现在你相信它会好吗?
只要全心相信。你相信耶稣是神的儿子,医治了你吗?你相信吗?那么,走下去,说:“谢谢你,主。”那个溃疡会好的。
64

我不认识你。我们彼此是陌生人。你相信耶稣基督是神的儿子吗?你相信他在这末世差遣我来作为给教会的一位使者,来成就这些经文并赐下一个恩赐吗?不是因为那是我。不是因为他必须……他总会找到某个什么都不懂的人,这样他就能显明自己。瞧?

你相信我所讲的这些事是符合经文的真理吗?她似乎满有痛苦,这就是我跟她谈了一会儿话的原因。是的,是这样的。
首先是为你自己。你做过一次手术。那是妇科病,里面的东西都被清除了,女性器官被摘除了。但事与愿违。它发生了一件事。等一下。它破裂了。它破裂了,你必须返回去,必须回去。
65

但你是……你是……那不是你真正的痛苦。你的痛苦是关于一个小孩的事。那是你的孩子。他得了病或有什么问题:肺结核。现在他虚弱了一阵子,是的。你还有另一件事在搅扰着你。他有耳病。是的。你的名字是史密斯太太。你去相信主,阿们!

你相信吗?要有信心。只要有信心。要相信。
你好,女士?我们彼此是陌生人。我不认识你。据我所知,我一生从未见过你。我们在这里是第一次相见。如果我……如果我能为你做一件事而不做,那我就是……我就是一个坏人,我就不应当……我就不应当作为一个传道人站在讲台后面。
66

我帮不了你。如果他亲自站在这里,穿着他给我的这些衣服,他只能证明他是那已经为你们成就了事情的弥赛亚。但你必须相信他为你做了,不然无论如何都不会有用的。对不对?

但如果他站在这里,告诉你一件事,你的问题是什么,或你做过了什么,你不该做过什么,或有关的事。那你就会有信心相信它,是吗?好的。那会提升听众的信心吗?你正对我变得模糊。
瞧,你遭受过一次意外。它伤到了你的头。你左侧有问题。是的。综合症,太多的毛病。那是真的。是的,小姐。如果神告诉我你是谁,这会对你有帮助吗?特里小姐。神祝福你。现在你全心相信吗?
67

他医治心脏病,不是吗?你相信他医治吗?只管往前,说:“谢谢你,亲爱的神。谢谢你。”

你相信他医治关节炎并使人们痊愈吗?好的。只要过来。要全心相信。神祝福你。
妇科病和心脏病。你相信他会使你痊愈吗?好的。欢欢喜喜地上路吧,说……
你这么年轻就得了贫血症,但你相信他会输血吗?去吧,说:“谢谢你,主啊。”去相信吧。
疝气。哦,你相信他医治疝气吗?只要去说:“谢谢你,主耶稣。”
68

你不得不为那个肿瘤做手术,但你相信神会医治你的肿瘤吗?好的。好,欢欢喜喜地上路吧,说:“谢谢你,主啊。”

过来,过来,女士。你相信他医治神经紧张吗?好的,欢喜地上路吧,说:“谢谢你,主啊。”
如果我对你什么也不说,会怎么样呢?不管怎样你都会相信我吗?过来这里。奉耶稣的名愿她得医治。去相信吧。
69

过来。就一会儿,就一会儿。某个地方发生了一件事。那些在祷告队列中从那里经过的人回到那里了吗?哦,是的。那可能就是……

先生,坐在后面这排的,坐在那里看着我的,你正患有前列腺病。是的,先生。坐在那里的,是的,先生。是的。你有祷告卡吗?你没有祷告卡,是吗?你不需要了。你的信心医治了你。
从那里数起的第二个妇人,是你的妻子。是的。我看见你们一起在一个家里。她得了肝病。是的。如果是对的,请举手。回家去吧;耶稣基督使你痊愈了。
70

坐在你旁边的那位女士,她的舌头有问题。你相信吗,女士?如果是真的,请举手。好的。回家去吧。

坐在那边末端的,你怎么样呢?现在光正在你头上:膀胱有问题。是的。好,你相信吗?好的,回家去痊愈吧。
阿们!你们接受它吗?他们触摸了什么?这里坐着一个男的哭了起来,坐在这后面的这个男的。是那个年轻人。那个人,我一生从未见过他。但听着,孩子,你得了胃病。是的。但你正在祷告,圣灵临到你了,一个奇妙的真实感觉。
71

如果我跟你是陌生的,请这样挥挥手。我不认识你。那是你的问题所在吗?请挥挥手。好的,你得医治了。耶稣基督使你痊愈了。

坐在那后面的这位女士患有癫痫病。你相信神会使你痊愈,医治你吗?你相信吗?如果你能接受你的医治,那些发作就必离开你,你就再也不会有了。要相信它。
坐在旁边正看着我的小女士,她的头像这样抬着,她的踝关节有问题。你相信神会使你痊愈吗?好的,你可以得到你的医治。
72

站在这里举着手的这位女士。你准备给那个肿瘤做手术。但神会去除它,使你痊愈。你相信它吗?去相信吧。

这位和善的妇人,她的头上缠着一根白带子,黑人女士:胆囊有病。你相信神会医治你吗?
坐在轮椅上的你又怎么样呢?你相信我是他的先知吗?你会坐在那里死去的。你有一个活下去的机会。就像坐在撒玛利亚城门口的麻疯病人。我不能医治你,姐妹。我不是医治者。但那些撒玛利亚人,他们说:“我们若坐在这里,就必死。我们若进城去,就必死。所以,我们唯一的机会就是去敌人的营中。如果他们杀了我们,不管怎样我们是要死的。但如果他们救我们,我们就必存活。
他们有百万分之一的机会。你没有那样的机会。今晚你被邀请去到真实可爱的神的家里。现在两脚站起来,走路!
让我们起立,相信主耶稣基督。站起来。如果你们要相信他,就两脚站起来,奉耶稣基督的名,接受你们的医治。阿们!接着祭坛呼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