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0425B 神性的诠释

1

谢谢你,卡尔森弟兄。向你们所有在主里的弟兄姐妹问好。今天早上,我听这些如此奇妙的见证都听入迷了,我甚至都不愿意上来讲道了。这两位跟我们同为天国公民的浸信会弟兄姐妹经历了这么多的苦难和迫害。我从前也是一个浸信会信徒,是宣教浸信会的,所以我能理解你们所经历的。我也有过同样的经历。我自己的人把我赶了出去,他们决定要把我赶出去,因为他们以为我疯了。我发现……我经常用一种间接的方式来回答这种事,“如果我发疯了,那你就别理我了;因为我这样比我正常时更快乐。”是的,先生。谢谢你们。这可以说是我自己的一点小哲学。

2

我确实很高兴能够在这段时间来到这里。这位“基督会”的小弟兄,我们通常都是这么称呼的,或称坎贝尔派;我记得,当我们最初开始聚会的时候,他们是非常反对的。但你们知道,曾经有个叫保罗的人也是这样,后来他却成了我们中的一员。所以,我想,通常他们要看的是你所活出来的生命。你知道,任何时候,你活出一篇道都好过你给我讲出一篇道。

3

不久前,有一个出名的牧师,是个不错的全福音派信徒,我想你们都认得他,就是布斯克利本牧师,他能用七种不同的语言传讲福音。他人很聪明,是个思想巨人。有一次,我们走在一起。他,摩尔弟兄和我,我们正在讨论一些事。我是他的反方,他打量着我,说:“你根本就不懂圣经。”你知道,布思弟兄完全可以这么说。

我说:“是的,我不懂圣经,布斯弟兄,但我对它的作者却很熟。”
所以,我想……你知道,认识他的话并不能给你生命,而是认识他才能给你生命。是的。不管我是否懂得他的道,但只要我认识他就行了。这的确是真理。
4

今天早上,我跟这个美好团契的传道人们握了手。我们坐在这里……我不是有意要恭维什么人,但这个黑人弟兄走进来,坐在那里。我对我的秘书说:“这是一个真正的基督徒。”

他使我想起了史密斯长老。我想,他曾是“基督神的教会”的信徒。从前我常去那里给他们讲道,我现在还能想象到他的样子。他有点像这个弟兄,只是他有一口花白的胡子。我总是从后门进来,我永远忘不了那位老人说话时的表情。你知道,他们所有的圣徒都仰着头在那儿唱诗。有一个小姑娘总是靠着墙角。我最喜爱的一首歌,就是“高举主”。他们都拍着手,你知道,这是五旬节派信徒的方式。他们都在唱“高举主”。他们爱我,我也爱他们。当我们走进去,他总是坐在那个位置上,从后面可以看到那些会众。他看见我就说:“请进,长老。歇歇脚,歇歇脚。”
5

还有这位弟兄,后来我才知道,我最喜爱的福音歌手之一就是他的妻子。我作了一切暗示,要让她来唱歌,但她叫我不要点到她,我知道那是什么意思。但我想以个人名义邀请她,如果她可以,就请她来唱一首歌。

你是不是那天早晨在基督徒商人会上唱“上船的呼召”的那位姐妹?[那位姐妹回答:“是的,先生。是的。]我真希望我妻子这个星期能上这里来,听你唱歌,因为我好一顿夸你。如果你不能录在磁带上,那咱们另想办法。我喜欢你唱的歌。
6

我常常对人说,我老是唱不好歌。哦,真的。我差着十万八千里呢。但是,我说:“如果你到了那边的天堂,住在你的大宫殿里。你知道,在山的最下面,在树林里面会有个小木屋;那就是我的房子。有一天早晨,当你走出大门,听见有人在那里唱歌,说:’奇异恩典!何等甘甜,我罪已得赦免!’你会说:”赞美神!伯兰罕老弟兄终于会唱歌了。“我在那儿听,也会努力地唱。

7

对于我的基督徒弟兄,还有……我想今天早上,一位弟兄已经把他介绍给我们了。他原来是个佛教的僧人,就在这里。向你问候,我宝贵的朋友。我跟一些佛教徒接触过,但不是很多。尤其是与加拿大的那些中国人有过接触。我发现他们都非常可爱、温和。

我记得,有个可爱的佛教僧人从他的寺庙来到温尼伯的聚会中,他是个盲人。个子很小,很温和可爱的人,他们绝对相信神是医治者。当为他祷告时,他一直不停地说他多么爱神,突然间,他的眼睛就开了。这真是一件奇妙的事!所以,我们感激你们每个人。
8

我以前在芝加哥,没有这样的机会来讲。我不是想传讲什么特别的信息,因为这里的传道人们比我更有资格传讲信息,而且毕竟你们来这儿也不是为了要听某个信息。但我要是能跟芝加哥这一带的传道人们会面,能对他们多一点了解,使我们彼此间能够增进了解,我想,这也许是一件最令人愉快的事。我真地很感谢主给我这样的机会,因为我来这个城市已经很多次了,都是由一个教会赞助的,是基督徒商人会赞助的。但我还没有机会向有关的弟兄们表达我的谢意。

后来我想,随着这样一个事工而来的,经常是很多上上下下,起起伏伏,到头来就容易让人对某人产生一种错误的印象。我想在下面的几分钟里解释一下,把这件事情向我的弟兄澄清一下,尽我所知地解释清楚。
9

我不能,也不足以对那些受过教育的人,讲一些被认为是明智的话。我没有受过什么教育,这是我的缺欠。但是,我爱主;也许,主就赐给我另一种方式,即借着神的恩赐去赢得灵魂。这也许能填补我父母所不能给予的,就是教育。我出生在一个很贫穷的家庭,我们一共有十个孩子,一个患病的父亲,我没有机会接受教育。但当我出生的时候,发生了一件事。对我父母来说,那是一次对神的经历。你们都读过我的生平故事了。借着这点,我尽力做好我的本分,与你们这些弟兄一起带领罪人归向基督。

10

我并不是迷信,但每次在打开这道之前,我总是喜欢同道的作者说说话。让我们再次低头祷告好吗。

我们亲爱的父啊,你是我们的神,因着福音的缘故,我们来到你的面前。我站在你的儿女,你的牧师和这些拥有同样宝贵信心的弟兄面前。当听到这些人为神国的缘故而被人误解,甚至被送进了精神病院时,我的心被深深地打动了。我看到了你在这末后的日子,是如何地呼召你的儿女,我们确实相信,父啊,我们已经到了这场赛跑的终点。正如先知说的:“到了晚上才有光明。”[亚14:7]我们相信,我们是这伟大福音之光的使徒,靠着你的恩典,你允许我们来到了这世界的末了;这场复兴已经过去了。
父啊,我衷心地向你祷告,愿你今天早上,让我向我的弟兄们表达我生命中对你的动机和目的,使他们可以明白。应允我们,使我们在一切的福音事工上,都有完全的爱,交通及合作。因我们是奉耶稣的名祈求。他曾祷告说,我们要成为一,就如他与父原为一一样。我们相信他所说的,“这样,你们若有彼此相爱的心,众人因此就认出你们是我的门徒了。”[约13:35]阿们。
11

我希望我所讲的,不会让你们弟兄姐妹感到厌烦。但我想,我要为自己澄清一下,这样你们就不必听别人怎么说了。在其它的传道人聚会中,我已经解释过很多次了;但对你们芝加哥的会众,这还是头一次。我想让你们真正明白我所要讲的是什么。

12

在这本神圣古老的福音书中,在《使徒行传》26章[19节]里,我们读到:

亚基帕王啊!我故此没有违背那从天上来的异象。
当然,这是保罗说的。我们作为神的仆人,都喜欢提到保罗,因为,我们一致相信,他是神差给外邦教会的使徒,神召他成为外邦的见证人。他的事工曾经招来人的质疑。通常,任何冒出来的不寻常之事,都会引起人的疑问。我想,这是对的,它应该引起人的疑问。我想,牧师们有时对他所听到的东西会产生一些疑问,我认为他们有权利这么做;因为,据我所理解的,“牧师”这个词的翻译,是指“牧羊人”。因此,他是一群男女信徒的喂养者或者说是牧人,是圣灵吩咐他去监管他们。他有权知道他的群羊吃什么食物,以及食物是从哪里来的。我认为,他有权这么做。有的时候,要是牧师或会众看起来有些疑心,那这决不应该使任何人觉得好像受到了冒犯;而只应该使你对那个敢于站出来,对事情提出质疑的人,感到尊敬才是。
13

毕竟你要是不确定自己是否站对了,那你还怎么可能凭信心去做呢?如果你心里认为……这看起来好像是心理学,也许是,它就是,但这却是对的。如果你打心眼里认为,你怎么也不可能从凳子上站起来,那你可能就真地站不起来。明白吗?你必须得……就是这么简单。你必须得相信,你必须得有信心,你必须确信无疑。如果你连自己去哪儿都不知道,你还怎么对那事有信心呢?我怎么可能在一条我从来没开过的路上飞速地行驶,拐弯抹角;如果我连下一个弯有多急都不知道?你必须要看清你的方向,否则你连怎么走都不知道。每一个人都应该这样。当你可以了,看见了,启示给你了,你知道自己往哪里去的时候,就再也没有任何东西能拦阻你了。

14

所以我想,保罗在这里试图要让亚基帕王明白这点。所以他对他们说:“我曾经也是你们当中的一个。”我设想,也许今天早上,要是这位浸信会的弟兄能回到浸信会去,这也许同样会成为他和他妻子的见证,“我曾经也是你们当中的一个。”或是这个基督会,或是这个门徒会的弟兄回到他的人那里去。我想他们又起了一个更好听的名字,叫基督门徒会,但实际上他们传的还是亚历山大·坎贝尔的教义。后来,基督会因为音乐的缘故从中分了出去。是这样吗?如果他能回到他们当中去,他也会说:“我曾经是你们当中的一个。”

15

保罗来到亚基帕王和非斯都面前,说:“我曾经是你们当中的一个,我是法利赛人中的法利赛人。”他曾在伟大的教法师迦玛列门下受教。他知道他们一切的规条和律例,知道他们信什么,不信什么。他说:“我甚至逼迫神的教会,直到死地。”看到吗?他说:“我对这些事有疑问,所以我就成了这些事的逼迫者。”

我常常想,司提反的殉道肯定给保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因为那时他看见了司提反脸上的荣光。当司提反仰头望天的时候,他们拿石头将他打死,他说:“我看见耶稣站在神的右边。”你知道,你能杀死使者,但你却杀不死他的信息。这是真理。这个信息,尽管司提反已经跟耶稣站在了一起,但他的信息却还在继续流传着,因为保罗继续传讲着这些信息。他说自己是他们当中最小的,甚至不配被称为他们当中的一员,因为他见证了并且喜悦这个虔诚人的被害。
16

所以保罗也像从前所有的人那样,他用自己以前的经历跟他的现在做比较。然后再把他的这种经历放到圣经里,以圣经为根基,证明他所做的都是合乎圣经的。尽管这跟他们的信仰相反,但他还是向他们指出这是合乎圣经的。因此我认为我们……就像我常常说的,你们出席聚会的弟兄们,如果你发现我所讲的是不合圣经的,而我却认为是对的,或其他弟兄认为是对的,那我们应该去到对方那里,说:“圣经里找不到这个,”你明白吗?或者它是在圣经里,但你有不同的解释。但它若是符合圣经,那就没问题。

17

呐,保罗对先知所说的做出他的解释,就是摩西所说的正在应验。在路上,他在一个异象中见到了耶稣,正是这位耶稣呼召了他。对那些犹太人来说,这不应该是一件难理解的事,他说:“非斯都大人啊,对你来说,难道神让死人复活是件很奇怪的事吗?”看到吗?“因为借着圣经,你要是知道神在以前所做的事,那你肯定该知道他也能够使死人复活。”

后来,保罗对他们谈起他在去大马色的路上所发生的经历,为的是要叫他们知道,他所传的这位耶稣,这位引起了人们如此骚乱的耶稣,正是那些人一直事奉的神。因为,他曾在旷野中与他们同在,引导他们;他就是那光,那火,那带领他们的火柱。他再次以同样的方式,就是以光的形式向保罗显现,并使他的眼睛看不见,他说:“主啊,你是谁?”
主说:“我就是你所逼迫的耶稣。你用脚踢刺是难的!”
18

保罗试图要向他们解释这事。他想教导他们明白,他所介绍给人们的这位耶稣基督就是那位弥赛亚。他死了,但神已经使他从死里复活,这些都照着圣经所言的应验了。现在,他已升上高天,到父神那里去,他自己就是基督复活的见证人。这些让人们感到惊奇的神迹奇事异能,对那些真正的圣经信徒来说,一点也不是什么新鲜事;因为圣经早已讲过了。

19

回头看一下先知书,是怎样论到弥赛亚的到来,以及他将做的事。《以赛亚书》35章说:“瘸子必跳跃像鹿。”他还可以指出许多不同的经文。虽然这里没有写,但他可能在这两位王的面前,简短地提到了这些经文,因为他们可能不会像你们耐心听我讲话那样,耐心地听他讲。

后来保罗又给他们解释想告诉他们,他们所敬拜的那位神,保罗说:“他们所称为异端的道,”异端就是“癫狂”的意思。“他们所称为异端的道,我正按着那道敬拜你们所敬拜的神。”看,“按着被称为异端的道。”
我能肯定,今天,如果我们能站在以前我们所属的教会面前,就如长老会,天主教,浸信会等等,我们也可以对那些想把这个弟兄扔进精神病看守所里的人,或者类似的人,说出同样的见证,说:“他们所称为异端的道,我正按着那道事奉我祖宗的神。”
20

保罗在亚基帕王面前所做的见证是如此有说服力,甚至当他讲到一半时,亚基帕王就喊叫起来,说:“保罗啊,扫罗,你这样劝我,几乎叫我做基督徒了。”[徒28:28]可见保罗把圣经讲得多么透彻,尽管这跟他自己会堂的教导相反;但圣经却是如此的完美清晰,以致他说:“你这样劝我,几乎要把我变得跟你一样了。”

保罗说:“我希望你们都做基督徒,只是不要像我有这些锁链。”明白吗?就是像他那样的信徒。换句话说,“我希望神使你们也看见我所看见的启示。”也就是说:“我希望你们也这么做,我真地希望你们这样。”
当时我想是非斯都,他认为保罗的学问太大而癫狂了。但是,保罗让他知道,他并没有癫狂,他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21

今早,我要这么说:弟兄们,我真诚地希望我能……我不是暗示说我有像保罗那样的生命,而只是想把事情给你们说明白。因为今天早上这里有很多人可以出来讲话,但我只是想借着这次机会来说一说。我希望各个教会,听说你们有的是从伯特利圣殿来的,有的是独立教会的,神召会的,等等不同的教会,我希望你们都能看见我所看见的,你们能。我希望你们能看见我所看见的异象,那样你就会对我的事工有一个清楚地认识。

22

当我离开浸信会教会,来到五旬节派时,罗伊·戴维斯博士;是他按立我进入了宣教浸信会,他认为,主的异象临到我、向我说话,这都是我做的噩梦。你知道,那时医治的事工正处于低谷。我对五旬节派一无所知。我听说,他们是一群圣滚轮,躺在地板上,流着口水,像疯狗一样;人们不得不拿扇子扇他们,才能把他们弄醒等等。我对五旬节派的信徒认识就只有这些。

他说:“你以为谁会听你?”
我说:“既然神差遣我,那他就会差我到某地和某人那里去。”是的。看到吗?因为……我说:“戴维斯博士,神是这样的真实,我曾站在他面前见到过他。”他们告诉我,说那些异象……
23

弟兄们,我是个信心充足的信徒,神的恩赐和选召是不需要人悔改的。我相信这一点。你生下来,你不可能是一个你本来不是的人。什么时候你想扮演你所不是的角色,那你就是在扮演一个假冒为善的人。愿神让我死,也不要让我当一个假冒为善的人。让我成为应该成为的样式,简单,透明。让我成为那样的人,让大家一目了然。这样你就会清楚地知道了。

你们都知道,就像我所说的,我没有受过多少教育。所以,在神学方面,我是最差劲的。我估计你们都知道了。作为传道人,我甚至不敢称自己是传道人,因为我没受过教育,不认识多少字,等等。但是,我所有的这一点点,这点知识靠着主耶稣的恩典,我将我所知道的,尽力与我各处的弟兄们分享,分享这些。
24

当我离开浸信会,这是我唯一加入的,或者说是被按立加入的教会。我是在1933年,在印地安那州的杰弗逊维尔被按立加入了宣教浸信会,它是南方浸信会的分会。在这段时间里,我……当我离开……浸信会是个很独立自主的教会,我们都知道这一点。如果你的会众支持,那你可以传讲你想传讲的任何信息。你想讲什么,就讲什么。我喜欢这一点,因为我相信这符合使徒的教义,因为教会里的头,最高的职分就是牧者。我们都知道,这就是牧师。如果某个主教或别的什么人想要废除牧师所得的启示,那么,神还怎么能在他的教会里工作呢?你明白吗?你不能这么做。

25

从那里出来后,我遇到的第一批人,就是在密苏里州圣路易斯的小贝蒂·多尔蒂得医治的地方。那个牧师是属于联合五旬节教会或称五旬节耶稣之名教会,他的小女儿得了医治。老实说,我认为,使他成为五旬节派信徒的原因,是因为他们称自己是“惟有耶稣”。我认为,这是他们被称为五旬节派信徒的原因,因为他们是这样称呼自己的,分别就在这儿。从那儿我又去到……他是个很不错的人,在圣路易斯举办了一个很大的聚会,那张照片就是在那儿拍到的。我们租到了基尔大会堂,头一两个晚上有一万四千多人,挤满了会堂。我们不得不让警察把守大门,免得更多的人挤进来。

26

从那之后,又到了理查德·里德在琼斯伯罗的“蒙福的老圣经时代教会”,也是出自同一个组织。后来又去到G·H·布朗博士那里,也属于同一个组织,是在阿肯色州小石城,维克多街505号。从那儿,我们就去到了西海岸。我去到西海岸去的时候,遇到了麻烦。我发现,在五旬节组织里的派别,跟我们浸信会的一样多。瞧,他们有许多不同的派别,而且全都不一样。有神召会,神的教会,这个会,那个会,全都各不相同。他们也彼此分别,各自划出一条界线。另外那些弟兄就来找我,对我说:“哦,你是个’惟有耶稣’派的,因为你跟他们在那里聚会。”

我说:“不,我没有说我是。”
他说:“那你为什么还跟他们联系呢?”
我说:“哦,但那并不等于我就属于那个派。”明白吗?我说:“他们都是弟兄。”
他们说:“哦,他们只不过是……他们什么也不是,只不过是一群乱叫的秃鹰,到处乱跑。”
我说:“哦!你说什么呀!我在那里遇见了真正敬虔的人,他们是属神的人。我绝对不会说他们是恶的,因为他们不是。”
27

于是,我只好尽力尽量不介入到里面,不向任何一方表达自己的立场。后来,我开始研究他们的想法,他们的分歧是什么,是什么使他们分开的。我发现有两大派别:一个是“惟有耶稣”,另一个是“神召会”。他们的分歧就出在对水洗的看法上,一个奉“父、子、圣灵的名”,一个是“奉耶稣的名。”

我看到,两方面都有伟大的神的仆人。我想,“哦,神啊,要是我能看见他们都联合起来,不断地向前,而不要在那里划条界限,说:’我们不会在一起交通’,那该有多好。”但我发现,因着他们这么做,邪灵就进入了他们中间,导致了彼此的仇恨和恶意,就是因为在看法上的不同。我认为,这正是魔鬼想要干的。它太喜欢干这事了。只要你们把枪口对准了自己人,那它就不用开枪了。最后到了摊牌的时候,那次摊牌发生在1946年,在华盛顿州的西雅图。
28

一天早晨,我被带到一家酒店的大堂,就跟这里差不多,跟一些传道人吃早餐,我不得不跟两个主要的人谈话。其中一个是内斯博士。我想,你们神召会的弟兄都记得他。那是在西北部,是个了不起的人,一个聪明的学者。他代表神召会。另一个是联合五旬节派教会的希森博士,我猜,你们联合五旬节派的弟兄都记得他。他也是在西北部,他管理那边的教会。结果这两个人碰到了一起。我被叫到他们面前,因为他们的争执越来越厉害了,从各方面都影响到我。

我想,“哦,我该做什么?我又能做什么呢?”
29

他们说:“你必须表明你的立场。如果你同意’惟有耶稣’,那你就是属于这一方的;如果你同意’神召会’,你就必须离开’惟有耶稣’这一方,而属于’神召会’。”他们把我逼到这个地步,使我不得不表态了。

那天早晨,在去之前,我做了很多祷告。我说:“神啊,帮助我,因为那里有两个很有名望的人,有成千神的仆人。你差我带着一个事工来到这里,他们都是你的仆人。当一个组织起来攻击另一个组织的时候,我是否应该对某个组织略施一点影响呢?我不觉得这样做是对的。我不认为那是基督的旨意让我这样做。求神帮助我,使我能做什么或讲什么。”那天早上,没有一人站在我身边。但我必须得去到那里,只有主耶稣和我。
30

那场大辩论开始了。“你打算怎么做?你打算做出什么样的决定?”

我说:“我早已经做了决定,我的决定就是站在你们中间,不加入你们任何一方的组织,并且挽着你们俩的胳膊,说:’我们都是弟兄,’明白吗?我们都是弟兄。明白吗?我几乎读了所有我能读的书,看到这一切是怎么开始的;是什么引起了这个’新的问题’;他们是怎么分开的;为什么这个派开始这么做,那个派开始那么做。”我说:“你们中间的辩论,正是这同一个东西使五旬节运动破裂了,也就是在五旬节之后,他们中间起了分争;这一分争又使你们分开了。” 我说:“你们两位弟兄中间能不能找到一个共同点?有什么东西能在你们两边都站立得住吗?”
他们对这一点一句话也不说,因为矛盾很尖锐。你知道,那是十五或二十年前的事了。一群人从另一群人中出来了,他们之间的矛盾很深。
31

所以我说:“好吧,弟兄们,我打算这么做。我要……反正神从没有差我来施洗,他差我来为他生病的儿女祷告。所以,我打算还是为那些生病的人祷告,而你们传道人自己去施洗。”

我说:“我要问你们一些问题,这样你们就明白了。”我说:“内斯弟兄,你相不相信这些’惟有耶稣’的人,他们在说方言并跟你们神召会信徒做得一样事时,就已经领受了圣灵?”
他说:“那当然。”
我又说:“希森弟兄,你相信当神召会的信徒说方言并且所做的跟你们受洗后所做的一样时,他们就领受了圣灵吗?”
他说:“是的,我相信。”
我说:“那么圣经说,’神赐圣灵给那些顺从他的人。’[徒5:32]那么,谁是顺从他的人呢?谁是顺从他的人?你们两方谁是顺从他的?神赐圣灵给你们双方,对吗?”
我说:“希森弟兄,你能说,内斯弟兄没有得到圣灵吗?”
他说:“不能。”
我说:“你能说希森弟兄没有得到圣灵吗?”
“不能。”看到吗?他们俩都相信对方也得到了圣灵。
所以你看,这根本没有任何意义,弟兄。没有意义。
32

这之后不久,我听说……等一会儿,我会再讲。这里的芬兰弟兄,在我离开芬兰之后……神曾在芬兰赐给了我们一个,我认为是最伟大的聚会之一。在那里有一个死去的小男孩复活了,还有很多其它的事。在瑞典的斯德哥尔摩,我遇见了非拉铁非教会的刘易·佩特罗斯,他是一个属神的伟人,他是非拉铁非教会的。还有高登·林赛弟兄,他现在是……他以前是属于神召会的,但我想他现在可能不是了。神召会是我在世界范围内最大的赞助者之一。四方派是从神召会分出来的,也是我最大的赞助者之一。在世界范围内,一神论派也是我最大的赞助者之一。我只是站稳自己的立场,避开这些尖锐的矛盾。

所以我立定主意,在那些争论当中,我不会站在任何一方;直到我们能够明白,我们都是弟兄,走到一起。这样我们就都会看到我们的共同点,我们的方向,以及我们做事的动机和目的。
33

你首先要检查你的动机和目的是什么。第一,你要先找到神的旨意,然后再找到你的目标。然后,检查你的动机,看看你的动机对不对。接着,就像耶稣在《马可福音》11章24节所说的,“你若对这座山说:’挪开!’他若心里不疑惑……”但只要你心里有疑惑,不知道是不是神的旨意,或者你的动机或目的是错的,那这山还怎么能挪开呢?但当你知道你的动机是对的,也是神的旨意,你的目的也是对的,它就一定会挪开。就这么简单,否则,就是神说错了。

这就是为什么,我到各处教会的讲坛上讲道,从来不会有任何人听过我在讲坛上提那些事,那些问题。我不提这些东西。瞧,这取决于你们各人。明白吗?我来这儿,是要借着神的恩赐帮助你去为基督赢取灵魂。你明白吗?看,这并没有什么不同。你施你的洗,但当……
34

当然,人们说什么的都有。我被人叫什么的都有,我自己都不知道有多少种叫法了!从“神儿子的化身”一直到“魔鬼”都有。真的,什么都有。但在这一切的背后,我是你们的弟兄,同是神国的公民,为了那个国度而与你们大家同工。这是真的。

35

如果可以的话,你要是认为有足够的时间,那我愿意告诉你,我们是怎样讨论那个问题的。可以吗,弟兄?就一会儿。[一个人说:“讲吧,没问题。”]内斯弟兄和他们……好的,这可能对你会有些帮助,有助于你们理解。

我这里写下了一些我还记得的东西。事情是这样的:他们问我,我到底相不相信三位一体,相不相信神有三个位格。
36

弟兄们,当我们涉及到这个问题时,我希望,当我讲完了,我们还是像从前那样,还是弟兄,好吗?我觉的我亏欠了你们,因为你们来到我的聚会中,我肯定不愿让你们走的时候,觉的好像是受了欺骗。我常常告诉那些给我写问题的人,关于那些我在讲坛上传讲的内容以外的东西……我的秘书还有其他的人都在这里,如果他们问我的问题是,“这是什么意思?或那是什么意思?”我会说:“去问你的牧师吧,因为如果他带领你到今天,使你领受了圣灵,他就会继续带领你。你去找你的牧师去。”因为像那样的一些小事会引起混乱,因此我就把它们放在一边。你明白吗?

37

人们常常说我反对这些组织,但我不是。我认为组织很好,但当你们组织的体系败坏时,那我可就要反对了。明白吗?不管它是一神论,或三位一体论,或别的什么派系,当你走到一个地步,你说:“我们是神召会的。”

“那个过马路的人是谁?”
“哦,那是我们的弟兄。是联合五旬节教会的。”
“看,在那边的那个人是谁?”
“哦,那是四方派的弟兄。哦,我们都是很好的弟兄。我们彼此间有美好地交通。”
“哦,你们都相信同样的东西吗?”
“哦,是的,我们都信。”
“那是什么让你们这样的?”
“哦,这些弟兄是这么受洗。那些弟兄是那么受洗,是背对着我们。那些受洗是……”
38

弟兄,就像在南非那里,我们到那里去时,他们问我,因为有一组人受洗时是脸朝下,浸水三次;另一组人是脸朝上,浸水三次。我说:“你们是从哪里得到这些东西的?”

一个人说:“当他死的时候,圣经说他是向前扑倒,因此,我们应该让他们脸朝下入水。”
我问另一组人说:“那你们又是怎么回事呢?”
他们说:“你什么时候埋葬人的时候,是脸朝下埋的?”
你知道吗?他们就为这个彼此分开了,成了两组人,两个组织。哦,弟兄,求神怜悯。那正是魔鬼想要干的,那正是魔鬼想要的。没错。你们自己要……
39

瞧,问题并不是出在“使徒信心宣教会”或“五旬节同盟会”,不是的。在两个组织中,都有很好的人,就像我们这里一样。但你看,问题是那个体系。

这就像天主教,就如我常常说的,如果某人是个天主教徒,依靠基督的救恩,那他就是得救的人。肯定的,是的。如果他依靠的是教会,那他就失丧了。你们任何五旬节派的弟兄都知道,如果我们仰望五旬节派教会来救我们,我们就比众人更可怜。是的。因为我们是失丧的。没错。但是,如果我们仰望耶稣基督,那我们就因信得救了,是他做成的工。这些组织派别的名称对你并没有什么意义。
40

我对希森和内斯弟兄说:“现在我来回答你们的问题,我不会站在你们弟兄的任何一方。我知道,只要你们还是为一些小事纠缠不清,你们就都错了。明白吗?因为,我宁可在我讲的教义中出错,但我的心却是对的;也不愿我讲的教义是对的,而我的心却是错的。总之,你心里的景况才是最重要的。”

我曾有过这样的经历,所以我知道这一点。一个人不管他做什么,多么不同意我,也不管他说我什么坏话;如果我的心,不是说义务,而是说我的心若是不能像爱其他人那样爱他,那我就知道我这里一定是出了什么问题。明白吗?正是这样。因为,不管他……
41

不久前,有位可爱的弟兄上来,是一位基督会的弟兄。哦,他站出来,指着我说:“这家伙是个魔鬼。他说有圣灵存在,根本没有这回事,只有那十二个使徒领受了圣灵,神的医治只是给那十二位使徒的。”他这样说了有半个多小时。

我说:“请等一下,弟兄。我想你至少应该给我一次机会来为这一点来辩护。你说,圣经讲你就讲,圣经沉默你就沉默。”
他说:“我们是这样的。”
我说:“好,你说只有十二个使徒领受了圣灵。圣经说,’当圣灵降临的时候,在那楼上有一百二十人,有妇人和其他人。’你能不能告诉我,你认为保罗有没有得到圣灵?他是在那之后很长的时间才得到圣灵的。你说医治的恩赐只是给十二个使徒,那么司提反几天以后才下去,他不是十二使徒中的一个。他甚至连传道人都不是,他是个执事,他到撒玛利亚去赶鬼。”我说:“哦!弟兄啊!”这回那位弟兄可真是沉默了,他只能沉默。谈话结束时,我说:“我原谅你说我是个魔鬼,因为我知道你并不是那个意思。”
后来当他结束后,他上来对我说:“我可以说一件事,你拥有基督的灵。”
我说:“瞧,弟兄,我到底是哪一个呢?是魔鬼还是属基督的人呢?”看到吗?明白吗?
42

弟兄们,我告诉你们,因为那个人能看出我爱他,不管他是多么反对我,多么激烈地骂我和抨击我。

我是个猎人,一生都跟野兽打交道。人们说:“你是怎么……”有一次,我不得不用一把刀杀死了一头熊。人们问我:“你不害怕那家伙吗?”
我说:“不,如果我害怕它,它就会把我杀了。”但是,要明白,你不能虚张声势。它们知道你是否害怕它们。你要是害怕马,那你看马会怎么做,它会踩死你的。明白吗?所以,你若害怕它……你骗不了它。你一定要真的有才行。
43

对付撒但也是这样。在人们中间也是这样。你必须爱人。你不能假装。你必须要有才行,否则不知什么时候你就露馅儿了。明白吗?是的。你必须真正爱人,他们会知道你爱他们。看,这东西来不得半点虚假。

前几天,这个人打电话给我妻子说:“伯兰罕弟兄在吗?”
我妻子说:“不在。”
他说:“有一件事我不得不说,我不能同意他的神学,但我要说,他是个基督的仆人。”
后来,在我离开前他寄来一封信,说:“你一回来,我马上就来找你。我要得到你说的那种圣灵的洗。”
44

所以,你们看到,只要你有……如果我内心有那种感觉,说:“哦,你什么也不是,你们那种老宗派没什么用,你们基督会的人没一个好的。你们一点也不好,你们是魔鬼。”那我就永远无法得到那人。如果我想告诉他我爱他,但心里却没有那种爱,那他会知道的。就这么简单,你必须真心才行。

有几天晚上,我在辨别恩赐的引导下走到台上。我没有去想它。从晚餐开始,我就没有吃东西,禁食,祷告,呆在屋子里,因为主应许他一定会这么做;因此,我出去的时候,没有一丝的疑惑,因为他应许会这么做。我知道我的动机是什么,我知道我的目的是什么,就是为了兴旺神的国。如果一个人朝这走,或朝那儿走,无论他去的是什么教会,我都不在意,只要他是来到基督面前。这也是我心里所愿的。明白吗?不管我们是否去加入基督会,这都没什么关系。你加入什么样的教会,对我来说没什么关系,只要我能为基督赢得灵魂,这个才是主要的。
45

所以我说:“内斯弟兄,我不是要有意跟你过不去……”我想示范给你们看。弟兄,我用这个可以吗?[弟兄说:“没问题。”]我说:“我想给你们解释一下。”我也想跟你们这里的弟兄说说。请不要跟你们的会众说这些。如果你愿意的话,请帮我一个忙,只要让我做你们的弟兄。如果我错了,请你们原谅我。但是,我要对你们说,你们双方今天早上都在这里,一神论派的和神召会的,还有相信三位一体的。

呐,我要在此声明,我想说,只要他们彼此争辩,那他们双方就都错了,因为他们的动机错了。只要你的动机错了,不管你的目的是什么;只要你达到那目的的动机错了,那就永远成不了事。是的。
46

有人曾对我说:“伯兰罕弟兄,你是’惟有耶稣派’的信徒。”

我要说,那是错误的。我不是“惟有耶稣派”的信徒。
又有人说:“伯兰罕弟兄,你是三位一体论的信徒吗?”
不,先生。我不是三位一体论的信徒,我是个基督徒。明白吗?在圣经里根本就没有“三位一体”这个词。我不相信有三位神。我相信一位神他有三种职分:父、子、圣灵。这正是为什么我们被吩咐要奉父、子、圣灵的名去受洗。我相信,那是神降下来。神降下来。
47

当神第一次向人显现时,他是以火柱的形式出现。你们相信这点,是吗?任何圣经的读者都知道,在旷野的那火柱就是逻各斯。[希腊语,即“道”]那是立约的使者,就是基督。因为他说,我想是在《约翰福音》6章,他说:“还没有亚伯拉罕,就有了我。”他就是那位自有永有的神。所以这就是圣经中的神,甚至要是有人触摸了那山,也要被杀死。看到吗?好的。

48

这同一位神想要回到他所创造的人类里面。但他不能靠近他们,因为他们是有罪的,山羊和绵羊的血断不能除罪;我们都知道这个,它只能遮盖罪。但现在,这在火柱中的同一位神,借着他的儿子,成了肉身,居住在一个叫主耶稣基督的身体里。圣经说:“神本性一切的丰盛,都有形有体地居住在他里面。”[西2:9]在《提摩太前书》3章16节说:“大哉,敬虔的奥秘,无人不以为然!”如果他们称之为大哉,那我们又该怎么叫它呢?看到吗?“大哉,敬虔的奥秘,无人不以为然!就是神在肉身显现,被天使看见,被接在荣耀里,”等等。

49

主在《约翰福音》14章里对多马说:“人看见了我,就是看见了父。你怎么说,’将父显给我们看’呢?”圣经说:“神在基督里,叫世人与他自己和好。”[林后5:19]

呐,神不可能是三个人,不可能是三个神。耶稣也不可能在同一个身体里又是他自己的父亲。明白吗?所以,你们看到,这两个都犯了大错。
呐,如果你注意的话,没有任何……如果我们得出三位神,那我们就成了异教徒了。我们知道这点。正如有一次,当我在同一位犹太人讲话时,他说:“究竟哪个是你们的神?哪个是你们的神?是父,是子,还是圣灵?哪一个是你们的神?”
我说:“哦,没有三位神。”
他说:“你们不能把神切成三块,再拿给犹太人。”
我说:“不,先生。”
你知道,当约翰·雷恩的眼睛在福特维恩得医治时,那位犹太拉比在米沙沃卡……噢,是本顿港。他说:“你们不能把神切成三块,再把他拿给犹太人。”
我说:“肯定不能,我不会这么做。拉比,对你来说,相信先知的话会很难吗?”
他说:“不难。”
50

我说:“在《以赛亚书》9章6节,他是在谈论谁?’因有一婴孩为我们而生,有一子赐给我们。他名称为策士、全能的神、和平的君。’”

他说:“那是弥赛亚。”
我说:“那么,拉比,弥赛亚跟神又是什么关系?”
他说:“他就是神。”
“你跟我想的一样。”明白吗?你看,这绝对没错。他就是神。于是我说:“现在请告诉我,耶稣在哪里没有准确地应验先知预言他将要行的事?”他哭了起来,然后就走了。我说:“靠着他,约翰·雷恩的眼睛能看见了。”
他说:“神决不可能有一个儿子!”
我说:“伟大的耶和华荫庇了一个女子,正如先知所说的,神会这么做。他创造一个细胞,通过那个血细胞,就形成了基督的身体。”
51

我说:“拉比,你看一下旧约。当人去献祭的时候,他带一只羊羔去。他知道自己犯了神的诫命,所以他带去一只羊羔。他承认他的罪,这只羊羔就被杀了。他的手放在羊羔身上,他承认,他知道自己本应因着他的罪而死,但羊羔代替了他。羊羔的血细胞破裂,他手抓着这只小羊羔,直到它的生命流了出来,全身变硬。然后祭司把血倒在火上,即审判的铜祭坛上。”我说:“然后,那个人从那里出去,他知道那羊羔已经代替了他。但他出去的时候,仍然带着他进来时同样的欲望,明白吗?因为羊羔的血断不能除罪,看到吗?但是,在这种情形下,礼拜的人既被洁净,就不再有犯罪的意识了。在那里,他们每年都要献祭。但在这里,’当敬拜的人一被洁净,就不在有犯罪的意识了。’”我说:“拉比,你看,在血红蛋白里,生命从那小细胞开始,是由男性的细胞进入女性的细胞里面。雌性排出卵子,一只母鸡会下蛋,但如果它没有和公鸡交配过,那蛋永远也孵不出小鸡来。”

52

我又说:“后来,这位充满一切时间和空间的神,他下来成为一个小细胞,进入一个女人的子宫里。我们今天之所以会得救,就是这样。耶稣既不是犹太人也不是外邦人,因为卵子只能产生肉身。血里有生命,所以圣经说我们得救是靠着神的血。明白吗?他既不是犹太人也不是外邦人,他是神。因此,当我们来到祭坛前,凭着信心按手在他的头上,感受到他在各各他所遭受的撕裂和痛苦,承认我们的罪和过犯,他代替我们受死。” 我说:“你看到了吗?羊羔的血不能回到人的身上。血细胞破裂了,因着羔羊的血细胞破裂了,生命被释放了,但这生命不能回到敬拜的人身上,因为那是动物的生命,它无法与人类的生命相通。

53

“但现在,当耶稣基督的血细胞破裂时,它不仅仅是一个人的血细胞,而是神的生命被释放了。当敬拜者靠着信心按手在神儿子的身上并承认自己的罪时,这就不是另一个人的生命,而是神的生命回到了这个人身上,那是永恒的生命。’佐伊’这个词可译成’神自己的生命’。他说他要赐给我们’佐伊’,即永恒的生命。现在,我们是神的儿女。你看到了吧!”

我说:“这是什么呢?这是神降临了。”起初,他来的时候,人不能触摸他,因人都是有罪的。所以,他下来成为一个肉身,为了尝到罪,担当罪。看,神只有用这种方法来做才是公义的。
54

举例来说,倘若今早我有审判这里会众的权利,就像神有审判人类的权利一样,我说:“第一个看见那柱子的人必定死。”那么,汤米·希克斯看见了,怎么办呢?然后我又说:“卡尔森弟兄,你替他死吧。”这不公平。或者我说:“利奥,你是我的秘书,你替他死吧。”这也不公平。“比利·保罗,我的儿子,你替他死。”这也不公平。唯一公平的方法就是我自己代替他的位置。这正是神所做的。

神,他是个灵。他曾创造万有。他更换了面具。当人们想到这个小耶和华的时候,他应该感到震撼!他本来可以以一个成年人的形式而来,但他却生在一个堆满粪便的马槽里。小耶和华像婴孩一样啼哭,小耶和华像小男孩一样玩耍,小耶和华像工匠一样做木工活,小耶和华度过青少年时代。耶和华,被挂在天地之间,脸上沾满了醉汉吐的口水,还有兵丁的唾沫等等。耶和华为他的孩子而死,耶和华受死,施行救赎,那不是别人,而是神自己。看,是神!那是他的职责。为什么?他要竭力回到人的心中。
55

呐,在那里,我们不能触摸到他。但在这里,我们却可以用手来感觉到他。那么他借着身体的献祭,要来做什么呢?他要成为在我们里面的耶和华。我们是他的一部分。

五旬节那天,火柱将他自己分开,舌头如火焰分落在各人头上,这表明神分开自己,住进他的教会里。所以,弟兄们,如果我们能聚在一起,把这些东西都集合起来,那该有多好!这样,当我们在一起时,我们就得到了耶和华的丰盛。但当这个要这么说方言,这么受洗;那个要那么说方言,要那么样,那我们还怎么可能得到呢?让我们把它集合在一起。
56

当神在五旬节降下来时,圣经说:“舌头如火焰落在他们各人头上。”舌头像火焰,像火苗。这是那火柱分开自己,并落在众人当中,叫我们可以成为弟兄。“到那日,你们就知道我在父里面,父在我里面,我在你里面,你们也在我里面。”我们成为一体,成为一了,不是分开的。

57

在这里的这位耶和华神,他不能接触人类,这是因为他自己圣洁的律法。所以,耶和华神为我们成为罪,付上这个重价,于是这同一位耶和华神能够来住在我们里面。神在我们之上;神与我们同在;神住在我们里面。不是三位神,是一位神。

教授们拼命地想要把他解释清楚,但这只能靠启示。他必须是启示给你的。
当来到受洗这个问题的时候,许多人就……弟兄们,你必须要这么做。就像我跟希森弟兄和内斯弟兄所说的,如果你……后来辩论开始了。你们许多学者知道的比我多,不过,我对这个主题也做了很多考查。我读过《尼西亚前的教父》和《尼西亚大会》等历史学家写的书。这一主张是从尼西亚会议上冒出来的。那时分成两派,天主教会采纳了极端的三位一体论,另一派坚持一体论,这两派都错了。绝对是的。因为人在这点上做了手脚。你必须要让神自己来做,不需要我们去拼命地解释。让我们彼此成为弟兄。不断前进,让神去做他要做的事。如果他是无限的,知道万事,从起初言明末后,那么我们何必还要操心呢?只要不断地前进。只有这个方法,正如昨晚我说过的,跟着我们伟大的约书亚一步一步地上去。
58

你看,如果有三位神的话,那我想让你看看这有多荒唐。如果有三位神,那么耶稣就成了他自己的父亲。耶稣不可能是他自己的父亲。要是有三位的话,那他就不是从童贞女生的。有多少人……[伯兰罕弟兄用三个物件来做示范。]

我要演示给你们看,这是神,父神;这是神,是子;这是神,圣灵。呐,对你们不同宗派的弟兄来说,请你现在留意,就会看到我指的是什么了。我祈求神使你明白。看,你们双方都相信同样的东西,但魔鬼跑到你们中间来,把你们搞分裂了。这绝对是一码事。靠着神的帮助和神的圣经,我要证明给你看。如果它不合圣经,你们就不用接受它。是的。
59

现在看,这是什么?这是父神,这是子神,这是圣灵神。好,让我们在这里停一下,把三个称呼拿出来:神,就是父,子,圣灵。哦,我没有时间讲这个了。我……[弟兄们说:“继续!继续吧!”]好的,那我就尽量快点。请原谅我,弟兄,但我还从没对你们讲过,我现在想对你们讲讲。

60

好,请看,神,就是父,子,圣灵。谁是耶稣基督的父?神是耶稣基督的父。我们都相信这点。对吗?好的。那么,我们看《马太福音》28章19节,耶稣说:“所以你们要去,教导万民,奉父、子、圣灵的名给他们施洗。”十天后,彼得说:“你们要悔改,奉主耶稣基督的名受洗。”这看来是个很明显的矛盾。咱们不要……我们每个人都可以作见证等等。这是我的信仰,就是这儿,弟兄们,今天我就把它摆在你面前。在讲台以外,我不说这个,这取决于你自己。但是,我想把我在这两派里所看到的指给你们看,这样圣灵就会启示你。明白吗?

61

呐,《马太福音》28章19节,如果《马太福音》28章19节和《使徒行传》2章38节有矛盾,那么圣经就有矛盾了,那它甚至连被写在纸上都不配。

如果你注意到《马太福音》16章,耶稣赐给彼得启示,并给了他一把钥匙。记住,圣经不是靠着某些人的神学理论而被揭示出来的。不是的,圣经是神的启示。
圣经一开始就是启示。为什么亚伯献给神的祭物比该隐的更美呢?“因为这是启示给他的。”不是什么梨,苹果,橙子,不是苹果。如果苹果能让女人意识到自己是赤身露体的,咱们最好再拿苹果给她们吃。这听上去有点冒犯,但我不是那个意思;它的确不是苹果。不是的,先生。如果是启示的话,那这就是启示给亚伯的,他是他父亲的血,所以他献上血,因为这是一个启示。整件事都是建立在启示之上的。
62

看,这里有个无学问的老渔夫,没受过一点教育;圣经说他是无学问、没读过书的人。但当他站在那里时,耶稣问了一个问题,“你们说我人子是谁?”

他们说:“哦,有人说你是摩西。他们说你是摩西。有人说:’哦,你是耶利米或者是先知。’”等等。
耶稣说:“我问的不是这个问题。我问你们,你们说我是谁?”
彼得站出来,说:“你是神的儿子。”
耶稣说:“约拿的儿子西门,你是有福的。”注意!“这不是属血肉的指示你的,乃是我在天上的父指示的。”看到了吗?
63

你们看,天主教会说耶稣把教会建造在彼得身上。这是错误的。新教教会说耶稣把教会建造在他自己身上,但现在我们看一下到底是不是这样。耶稣把他的教会建造在“他是谁”的属灵启示上,因为他说:“约拿的儿子西门,你是有福的!这不是属血肉的启示你的,我还告诉你,你是西门,在这块磐石上(什么磐石?启示!)我要建造我的教会在上面,阴间的门不能胜过它。”

当主说出《马太福音》28章的时候,彼得也在场。但十天后,他转过头来,带着启示,奉主耶稣基督的名给人施洗。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他可是拥有神的启示并天国的钥匙啊,弟兄!
64

我可能会伤你们一方的感情,但你静下来想一想:圣经里没有一处记载,有任何人是奉父、子、圣灵的名受洗。经文里没有一处这样的记载。如果有,请你指出来,如果你能找到在天主教会成立以前,在圣徒的历史中有这样的事,我要你指出来。没有一处是这么记载的。这是真的。

但你们一神论的人也等一等,等一会儿。看,没有一处有这样的记载。如果有人能指给我看,在圣经里曾有这样的仪式,就是奉父、子、圣灵的名受洗,那么你有义务来告诉我,有什么人在什么地方这样受洗过。
65

有人说:“哦,我要按耶稣所说的做,而不是按彼得所说的做。”如果他们彼此矛盾,那我们怎么办呢?如果它不是完全的神的话,那么哪段圣经才是对的?圣经里所有经文都是相对应并且保持一致的,这只能是神的启示,我们的学校从来不教导这个。那是启示,你必须要明白它。

要是圣经里面有两个人彼此矛盾,那我们所读的是怎样一本圣经啊?我怎么知道《约翰福音》14章是对还是错?或《约翰福音》3章是对还是错?我怎能知道?看到吗?我对神有信心的唯一方法,就是知道圣经是对的,相信它是对的并持守它。尽管我不明白,但我还是相信它。但是,当有矛盾出现时,我就去到神面前,找出答案来。晚上聚会中与我相遇的那位天使,也是教导我这点的同一位天使。看到吗?
66

呐,让我们看一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让我们看《马太福音》28章19节。现在,我会把《使徒行传》2章38节,彼得说的“主耶稣基督”,跟《马太福音》说的“父、子、圣灵”加以比较。呐,听着,他说:“给他们施洗……”不是奉父的名、子的名、圣灵的名,他从来没有这么说过。不是名,名,名。他从来没有说:“奉父、子、圣灵的三个名字给他们施洗。”因为这是不合情理的。他说:“奉父、子、圣灵的名,一个名,给他们施洗。”对不对?他是说父和子和圣灵的,用连接词“和”把它们连在一起。[此处是按英文圣经的翻译,中文圣经用顿号代替。]不是多数的名,不是父的名,子的名,圣灵的名;也不是父、子、圣灵的三个名;而是单数的名,父、子、圣灵的一个名。好,那么奉哪一个名受洗才对呢?因为只有一个名。是哪个名呢?父是正确的名吗?子是正确的名吗?还是圣灵是正确的名?是一个名,总得有个名字啊,对不对?

67

那么,现在我要问你一个问题。如果耶稣说:“奉父、子、圣灵的名……”,多少人相信耶稣说过这句话?这是经上的话。在《马太福音》28章:19节里,“奉、父、子圣灵的名……”

(那是另有所指;我们知道……一会我就会讲到保罗……好的,先生。没问题……[译者注:伯兰罕弟兄跟别人说话])
68

呐,“是父、子、圣灵的名。”听着,弟兄们。父不是一个名字,没有这回事,因为父亲本来就不是一个名字。它只是一个称呼。也没有“子”这样的名字,因为子只是一个称呼。也没有名字叫“圣灵”的,圣灵是指神的本性。

有天早上,我正在一个传道人的早餐会上讲道。有个妇人,打乱了聚会的秩序,任何这一类的事情都会打乱会场的秩序。她说:“等一下!你说什么呢!圣灵是个名字。”
我说:“那是指他的属性。我是个人,但我的名字不是人。”
圣灵也是这样。不是名字,而是属性。当然,那是一个名词,但不是一个名字。
如果他说:“奉父、子、圣灵的名给他们施洗”,而父、子、圣灵都不是名,那么哪个是它的名呢?我们必须找出它来。
69

如果你们肯花时间去留意它,那我们在这里就可以完全明白它。我们可以在这里省点时间。注意《马太福音》28章19节。你们有些弟兄姐妹们可能会这样,你可能有一天拿起一本书来看,先看它的结尾,结尾说,“此后,约翰和马利亚永远幸福地生活在一起。”那么,谁是约翰和马利亚?谁是那个此后永远幸福地生活在一起的约翰和玛丽?只有一个方法能够知道约翰和马利亚是谁,如果你搞不明白,就回到书里去读。对不对?回到书的前面,整本书读下来,它就会告诉你,约翰和马利亚到底是谁。

70

那么,如果神的儿子耶稣基督,说:“你们要去,教导万民,奉父、子、圣灵的名给他们施洗。”但父、子、圣灵又都不是名;那这里就产生了一个疑问,我们就必须回到书的开头去看。

现在让我们翻开《马太福音》第1章,从这里开始读,看看家谱,一直到第18节。注意,注意这里。[伯兰罕弟兄用物件来示范]在我右边的这个是父,中间的这个是子,这个是圣灵。这个是耶稣基督的父,对不对?神是耶稣基督的父。我们都相信这点吗?好的。《马太福音》1章18节说:
耶稣基督降生的事,记在下面;他母亲马利亚已经许配了约瑟,还没有迎娶,马利亚就从……[伯兰罕弟兄停了下来。会众说:“从圣灵怀了孕。”]我们不是认为神是他的父亲吗?[伯兰罕弟兄停了下来。]
她将要生一个儿子,你要给他起名叫耶稣。他丈夫约瑟是个义人,不愿意明明地羞辱她,想要暗暗地把她休了。正思念这事的时候,有主的使者向他梦中显现,说:“大卫的子孙约瑟,不要怕!只管娶过你的妻子马利亚来,因她所怀的孕是从……[伯兰罕弟兄停了下来。会众说:”圣灵来的。“]
我还以为神是他的父呢?那么弟兄,他有两位父亲吗?不可能。如果他有两位父亲,那么他就是私生子,这样我们的宗教是一种什么样的宗教啊!你必须承认父神和圣灵神就是同一个自有永有的灵。肯定是这样的。是的。那是同一个自有永有的灵。好的,这个讲完了,我们清楚了。
她将要生一个儿子,你要给他起名叫耶稣,因他要将自己的百姓从罪恶里救出来。这一切的事成就,是要应验……
你们传道人都知道我是在引用圣经。
是要应验主借先知所说的话,说:“必有童女怀孕生子,人要称他的名为以马内利。”(以马内利翻出来就是……)
[伯兰罕弟兄又停了下来。会众说:“神与我们同在。”]“神与我们同在!”对不对? 那么,什么是父、子、圣灵的名呢?[一位弟兄说:“耶稣基督。”]没错,当然了。
71

这就是彼得奉耶稣基督的名给他们施洗的原因。我不管你是奉沙仑玫瑰的名,谷中百合花的名,还是奉晨星的名受洗,但那些都只是称呼。如果你的心在神面前是正的,那神知道你的心。但现在我已经给你们表达清楚了。

希森弟兄说:“哦!”当然,这看起来像一神论的观点,他当然支持了。
我说:“我要对你说一件事,我要对你证明,你们两人所说的都是同一件事。”《马太福音》说:“奉父的名。”对不对?好的。彼得说:“奉主的名。”《马太福音》28章19节说:“奉父的名”,《使徒行传》2章38节说:“奉主的名,”
72

大卫说:“主对我主说,”那是谁?父与主根本就是同一个名。大卫说:“主对我主说:’你坐在我的右边。’”看到吗?“奉父的名;奉主的名。”《马太福音》说:“奉子的名”;彼得说:“奉耶稣的名”。子是谁?耶稣。《马太福音》说:“奉圣灵的名”;彼得说:“奉基督的名,”就是逻各斯。父、子、圣灵就是“主、耶稣、基督。”哦,这真是太完美了!明白吗?

73

希森弟兄,这位一神论的弟兄对我说:“伯兰罕弟兄,这是对的,那个就是这个。”

我说:“那么,这个也就是那个。”是的。明白吗?我说:“如果那个就是这个,那这个也就是那个。那你们争论什么呢?” 我说:“弟兄们,我建议你们,要是我为任何人施洗,我是这样的。”我说:“内斯博士在这儿。”
刚才,你们有的弟兄说他认识内斯博士。我这么说吧,希克斯弟兄在这儿,我想你有一个博士学位,对吗?好的。
我说:“如果内斯博士坐在这里……如果我想……”当我带人到水里施洗时,我的认识跟他的认识是一样的。是说:“那些称呼是指向他的名。” 我说:“神召会的弟兄用这些称呼施洗,一神论的弟兄用名字施洗。现在,我要证明你们两个都是错的,而我是对的。”你知道,你必须得……你知道他们都紧张,所以有时你不得不来点幽默,使他们放松一下。所以,我说:“我要证明你们两个都是错的,而我是正确的。”
74

我说:“瞧,如果我要提到内斯弟兄,那我会怎么说呢?”或者说希克斯弟兄吧。若我这样说:“希克斯!”这样听起来礼貌吗?不。如果我这样说:“嗨!博士!嗨!博士。”这又怎么样呢?这听起来就太不尊重了,对不对?我说:“你们神召会就是这样做的。明白吗?当你们神召会的弟兄说:’奉父、子、圣灵的名’时,就等于在说’奉博士、牧师的名’。”

我又说:“而你们一神论的弟兄,你们施洗的时候说:’耶稣!’”他们不用……“惟有耶稣”派的人,他们只用“耶稣”的名。但有很多人都叫耶稣,但他是主耶稣基督。你明白吗?有许多人奉“耶稣”的名给人施洗,我肯定不会赞同这种做法,这是没有圣经根据的。你回到原文里看一看,就知道到底是不是奉“主耶稣基督”的名。当然是了!他就是主耶稣基督。有许多叫耶稣的人,是的。基督是受膏者的意思。
75

我说:“同样的,如果我喊内斯弟兄,说:’嗨!内斯!’这样喊听上去有礼貌吗?你们一神论派的人就是这么做的。明白吗?你们这样称呼一个潜心研究并有博士学位的人,岂不是太不礼貌了吗?如果他这样努力地研究,那他就应该有个头衔。”

接下去,我又说:“要是我这样喊,’嗨,博士!’一个传道人这样喊人,这听上去岂不是太粗鲁了吗?”我说:“这跟你们用称呼施洗是一样的道理。”
我说:“我的做法是,当我带一个人到水里时,我走到那里,问他的名字,跟他讲话,他是谁,了解他的信心。然后我就祷告说:’父啊,正如你吩咐我们去,使万民做你的门徒,(你们弟兄都知道这是原本的吩咐。)奉父、子、圣灵的名给他们施洗,凡你所教导我们的,都教训他们遵守。’然后我对那人说:’你已经承认你的信心,承认你的罪,承认你对神儿子的信心。我亲爱的弟兄,我现在奉主耶稣基督的名为你施洗。’” 我说:“这就是我给人施洗的方式。我既意识到他的称呼,因为他本来就是父、子、圣灵,耶稣这么说的原因是……”
76

呐,瞧,如果不是这样,那么经文就有矛盾了。如果有矛盾,那你该怎么办呢?要是那个佛教的弟兄站起来说:“这又怎么解释呢?”那你该怎么办?要是他们说……就像他们告诉我的,那个印度的弟兄挑战莫尔斯·雷赫德时,对他说:“《马可福音》16章是怎么说的?”他就不得不在这点上退却了。你不需要在任何一点上退却,那是神的道!持守住它。只要祷告,得到启示。圣经都是对的。瞧,他们说的都是同样的事。

77

呐,不能只是称呼。我说:“呐,我认得他。他是父,不是另一位神。他是子,不是另一位神,是同一位神,有三种职分。神在父的职分,如果你愿意可以说他是父的身份;子的职分;现在是同一位神住在我们里面,”我要与你们同在。“”我“是人称代词,”我要与你们同在。“所以,你看,是三种职分,而不是三位神。

呐,弟兄,如果从门徒们一路下来,从来没有人这么做。我不是在反对这一点,这没什么。但我告诉你,如果有人出来奉沙仑的玫瑰,谷中的百合花以及晨星的名受洗,并且相信耶稣基督是他的救主,我要说:“弟兄,愿神祝福你;我们一起走吧。”明白吗?是的。因为你的心若不对,那你再怎么样也是不对。绝对是的。你的心必须要对。
78

我说:“看,如果我要问候内斯弟兄,我会称呼’内斯博士牧师’,这就对了。他是个传道人,他应该被称为牧师。他读了很多的书,作了很多的研究,他有博士学位,所以他应当被称为博士,那是他的头衔。明白吗?尽管他的名字是内斯,但我不能说:’嗨,内斯!嗨,博士!’不行的,那样说是不对的。我应当称呼他’内斯博士牧师’。”看,我也是这样称呼主的,因为他是父、子、圣灵,也就是主耶稣基督。“明白吗?

我说:“如果我要是在你们的教会里给一个人施洗,我就会按这种方式做。那你会接受他吗,内斯弟兄?”
他说:“肯定接受,只要他是奉父、子、圣灵的名受洗的。”
我说:“你会接受这个人吗,希森弟兄?”
他说:“肯定接受,只要他是奉耶稣的名受洗的。”
我说:“那你们弟兄之间还争辩什么呀?为什么你们不接受我所说的,打破这些人所建立起来的墙呢?一神论的会众要和神召会的会众一起敬拜神,神召会的会众要和一神论的会众一起敬拜神,弟兄就应该是这样的,他们都是这样的。但魔鬼却使他们彼此分争。”
79

弟兄们,你们现在明白我的意思了吗?我要讲的就是这一件事:耶稣基督和耶稣基督身体的合一。这就是我的目的。我决不会说:“哼,你们若不奉耶稣的名受洗,就都得下地狱。”那是胡说八道。

我要告诉你们有一天所发生的事。那天,我到德克萨斯州去,这里有的弟兄可以为这事做见证。一神论派有七十二个教会赞助我的聚会。那天晚上,我叫神召会的佩蒂弟兄到台上来。你知道这都是真的。他是个宝贵的弟兄。你们知道,佩蒂弟兄是从德克萨斯州的博蒙特市来的。他是我所见过的最好的弟兄之一。他妻子是一位归向主的天主教徒,真正的女圣徒。佩蒂弟兄是位真正的神的仆人。你告诉我,有谁能比神召会的罗伊·威德弟兄更好。还有这里的这些弟兄,看看这里,所有我认识的弟兄。还有从非拉铁非教会来的,从神召会来的,有谁比他们还好的?有谁?你来告诉我,有谁比得上杰克·摩尔。你来告诉我。他被人们称为……他们都属于这些教会。他不是一个激进分子,但你在这两方又都可以找到激进分子;而人们就专门指责这些人,魔鬼也是指责这些人。但他们都是神的仆人;神赐给他们圣灵。要不是因为神的恩典,我们都会因着这些争吵而分开了。绝对是。但是,神的恩典将我们连在了一起。难怪我们可以唱,“称颂那用基督徒的爱,使我们心连心的纽带。”这就是我们所需要的。
80

你知道吗?教会那位总监督把我叫去,他说:“你知道昨晚你干了什么吗?”那是我的第二个晚上。

我说:“怎么了?这次聚会太好了!”
他说:“你叫到台上去的那人是个罪人。”
我说:“我不知道啊,是谁啊?”
他说:“就是佩蒂先生。”
我说:“什么?!罪人?为什么?弟兄,他是神召会的传道人啊!”
他说:“是的,但他还是个罪人,因为他的受洗方法不对。”
我说:“弟兄,请告诉我为什么?他有圣灵啊。”
他说:“伯兰罕弟兄,彼得是怎么说的?’悔改,奉耶稣基督的名受洗,叫你们的罪得赦。’所以要是还没有奉耶稣的名受洗,那罪就不得赦免。”
我说:“那是个公式吗?我的弟兄?”
他说:“是的,是个公式。”
我说:“那神就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在《使徒行传》10章49节,’彼得还说这话的时候,圣灵就降在一切听道的人身上。’他们根本还没有受洗!那这岂不成了神赐圣灵给那些还没有悔改信主的人啦?你到底是站在哪里啊?”
81

他说:“你知道我们下一步要怎么做吗?我们要画一个圈,把你画到我们圈子外面去。”

我说:“那我也要画一个圈,再把你给画进来。你不能把我画出去,因为我爱你们。看,你办不到。你们这里有太多的人是爱我的,并且相信我。他们说什么也会来的。他们会来的,你无法把我给画出去,如果你把我画出去,我就再把你画进来。当你们画个圈时,靠着神的恩典,神会让我再画一个圈,把你再拉进去。”没错。把他们再拉回来。
82

哦,弟兄,奉基督的名,我要说,我……我知道我占用了很多时间,我猜现在聚会结束的时间都快到了,但请允许我把这个说完。我对那人说,我说:“我会跟你在一块,只要你传讲圣经,有爱,相信并且传讲……你为人施洗……但不是只奉耶稣的名施洗,惟有耶稣。不,先生。我肯定不会赞同这个,因为我在非洲和别的一些地方就认识好几个叫耶稣的人。但是,如果你用我们’主耶稣基督’的名,我就会与你在一起。是的。我会紧跟着你。我想你该先把’父、子、圣灵’放在前面,就正确了,我想你该这样。”

但他说:“哦,不,不,那不就又回到三位一体去了?”
我说:“那不是三位一体,那是一位神在三种职分里。” 不是三位一体,不是三位神。我们没有三位神。绝对没有。没有这样的东西。圣经没有这样的教导,只有一位神。“以色列啊,你要听,我是主你的神。”一位神!这是第一条诫命,“除我以外,你们不可有别的神。”肯定的,只有一位神,不是三位。那是天主教的说法,从天主教传下来,传到路德派,一直下来,几乎今天的人都相信有三位神了。
83

这就是为什么,这福音怎么也没法传给犹太人的原因。那天早上我对那里的犹太人传教团预言过此事。你没法把三位一体的神拿给犹太人。你做不到,他们不会接受,他们对这点比你更清楚。他们比你更懂得圣经。犹太人无法接受三位一体的神。如果你让他知道那是同一位耶和华,那他马上就会接受。真的,就是这样。明白吗?

我相信这一切,正如约瑟说的:“弟兄,不要自忧自恼,因为这是神做的。”你明白吗?所以这事要等到这个时候才应验,因为我们外邦人的时代就快要结束了。我全心地相信这点。
84

所以弟兄,你们明白了吗?我想让这群受了圣灵洗的人能够明白一些东西。艾米·麦克弗森那群人,她做了什么?我想,他们先是一神论的,然后出来,变成了神召会的,然后又出来,自己组织了一个不同的宗派,不久前,又加入了一小群……

有一次我坐在O·L·杰格斯的聚会里,我们都知道杰格斯这人。他父亲曾帮助建立了神召会总会。O·L是个了不起的人,是个伟大的传道人。不久前,我对他说:“杰格斯弟兄,如果我能像你那样传道,那我就根本不需要举办医治聚会了。”但他却开始弄出了像血啊,酒啊,那类的东西。
85

弟兄,如果我伤害到你的感情,请原谅我。这没有什么,神也可以让血来,让酒来,或让油来,他什么都能做;但那并不能除罪。不,先生,不会的。真的不会。

“耶稣基督的宝血永不会失去能力,直到神待赎的教会被拯救,不再犯罪。”
我说:“杰格斯弟兄,”我叫他上我那里去,那时我正和基督徒商人会在一起。我说:“O·L弟兄。”
他说:“天哪!你住的这是什么地方啊?”当时我住在那里的一间又小又廉价的汽车旅馆里,他说:“难道他们安排你住在这里?”
我说:“这是我要求的。我是来看你的。你干了什么?你把我放在斯塔特勒酒店里,我不得不站在角落里了。他们让我坐在桌子边,我连刀叉都不会使了。我不知道该做什么。我没穿西装就去那了,他们要把我赶出去,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他说:“如果他们太穷了,请不起你,那我就带你到我那里去。”
我说:“不用了,我就想跟你吃块牛排,你付钱就行了。”
他说:“没问题。”
于是我们就去到一个地方,坐下来,我说:“杰格斯弟兄,我很羡慕你的……”
他是我的一个非常亲密朋友,一位宝贵的弟兄。我有关于他的小册子,里面讲到有个从海外来的妇女,她手上能流出血啊等等的东西。我把那小册子都带来了。我想让他否认这点,因为我在他的报纸上看到了。
86

我说:“我注意到,你在那里开展得很顺利,开始了一个大复兴。”当然这是商人会邀请我去那儿的。

看起来人们本该知道的,弟兄们,如果圣灵在台上能启示我,难道他不能告诉我在各处所发生的事吗?我能逐字逐句地告诉你们,这里的卡尔森弟兄也能作证。昨天,我坐在聚会中,告诉弟兄说,今早这里会发生什么事。[一位弟兄说:“是的,先生。”]没错,绝对是的。明白吗?因为圣灵感动我,说:“站到窗户边上去。”我就站到窗边,主向我显示这些,一个字都不差。我说:“弟兄……”[一位弟兄说:“没错。”]我都准确地告诉了你们。就是那儿,看到吗?他们应该知道。
87

不久前,在切陶奎,有个人上来说:“伯兰罕弟兄是个先知。”我从没有宣称自己是先知。但他说:“当伯兰罕弟兄在鉴察人心的圣灵指引时,他是个先知;但是,他的教训是毒药,要小心他的教训。”

我想,一个受过教育的人怎么会说出这种话来?“先知”的意思是什么?是“神话语的属灵解释者。”主的道临到先知。你们看到了吗?
这不应该在这里说。不扯远了,回到杰格斯弟兄。我说:“我见过那个手上有血的女人。”
“哦,”他说:“伯兰罕弟兄,那是你见过的最大的奇迹!”
我说:“杰格斯弟兄,我爱你。首先,我想拉着你的手,我们一起说我们是弟兄。”
他说:“当然了,出什么事啦?”
我说:“你是我所知道的最有能力的传道人之一。你是神所重用的一个器皿。”
他说:“谢谢,伯兰罕弟兄,你太谦虚了。”
我说:“我这样说不是为了谦虚,我这样说是因为我相信你的确是神的仆人。但是,杰格斯弟兄,你跑得太远了;你没有好好衡量一下你所说的,你是根据……”
88

这就是你们很多神召会和其他一些人对神医治的错误看法。我不责备你们。有太多自称……这里的汤米是个好弟兄,我们知道他是何等地坚固,但这个国家有太多挂名的神的医治,难怪你们不愿在这城里举办这样的聚会。他们来,榨取人们的钱财,然后走了,人们得到了什么呢?他们给人的东西不会超过你从讲坛上所给的。你们是对的,弟兄。弟兄,我告诉你们,你们是对的。

但这就像我读过的一本有关马丁·路德的历史书。书中说:“对马丁·路德来说,在反对天主教会之后却仍能平安无事,这并不希奇(你们读过他的历史),然而希奇的是,当他面对那些跟随他复兴的狂热分子时,还能头脑清醒。”当神迹出现时,那些未受割礼的人就会跟着来,这就像在埃及时一样。这一向都是导致麻烦的祸根。我们知道,当我们从那里出来时,他们就兴起像可拉那样的人来,神就不得不毁灭他们。但是,弟兄,我不想责备你们。
89

当时杰格斯弟兄在那里竭力要告诉我说那是圣灵做的事。我在他的报纸上看到过,我说:“杰格斯弟兄,我是个只读了七年书的小学生,而你是神学博士,并学习成为律师。你是在一个清洁、体面的教会,神召会里成长起来的。你的父亲帮助建立那个信仰,你放弃了它,那取决于你自己。”我又说:“人要做什么取决于他自己。我不是要在这里划清什么界限,但是像你这样一个神所用的器皿,能够为基督赢得成千上万的魂,怎能把你的事工建立在感觉上呢?杰格斯弟兄,你立一根柱子,若没有神使它保持平衡,它一会儿就倒了,你对你所谈论的东西都必须有经文的支持。”

他说:“有经文这样说的。”
我说:“你指给我看。”
他说:“哦,伯兰罕弟兄,那是圣灵做的。”
我说:“指给我看,有哪段经文说圣灵曾从某人的手中弄出血来等等的事吗?你指给我看,你说有油从他们中间出来。你说油代表神的医治,你说那妇人的血将是整个国家的拯救。如果是那样的话,耶稣基督的宝血又怎么办呢?宝血除罪,任何与它反对的都是敌对的。那是敌对主的,它会变成敌基督的教义。”
“哦,”他说:“伯兰罕弟兄,有一天你会知道的。”
我说:“我希望我永远也不知道那样的事。弟兄,我爱你,你是我的弟兄。杰格斯弟兄,过不久你就会陷入绝境的,到那时你就再也回不来了。所以,快回到你的教会去,回去并持守住福音的真理。不要把它建立在感觉上。”
90

现在,他说受洗能进入永生。你知道,他认为,“你一受洗,就回转成年轻人。你永远不再会死。”他现在已经到了悬崖的边上,他还宣称有“从死海里抽出来的维生素丸。”

你看到吗?就是这样,弟兄。他是从这些感觉上开始的。你们这些人在这里都有教会,你要是让这样一些东西进到这城里;你要知道,魔鬼是狡猾的,它专干这些事,挑起事端。他把人们搞得兴奋起来,然后在教会和别的事上引起混乱,但这是不对的。
91

我的弟兄,不管你有多么正确,有一件事我们是失败的。我要结束了。我要说,不管我多么对,多么符合经文,多么晓得神的圣经,如果我的心里没有神爱的灵去爱整个人类,那么我从一开始就错了。

呐,保罗在《哥林多前书》13章说:“我若有各样的知识,(看!)也明白神各样的奥秘,(看,明白一切。)却没有爱,我就算不得什么。我若能说万人的方言,并天使的话语,”就是指你们向神讲的话,总要有人翻译出来。“我若能说万人的方言,并天使的话语,却没有爱,仍然与我无益。”所以,如果我知道神全备的奥秘,能解释出来,并百发百中,但却没有爱,那对我又有什么益处呢?
92

耶稣说:“你们若有彼此相爱的心,众人因此就认出你们是我的门徒了。”当神召会能爱一神论,一神论能爱神召会的时候,“当你们彼此相爱的时候,众人因此就认出你们是真正的基督徒了。”是对是错,只要你的动机是错的,那么你一开始就是错的。对不对?看,“我若能说万人的方言,并天使的话语,却没有爱,我就算不得什么。”因为神就是爱,我们都知道这点。

我相信说方言。有人说:“伯兰罕弟兄不相信说方言是得圣灵的最初证据。”我现在应该对这点澄清一下。好吗?我想告诉你们。我相信一个人接受基督时,他就接受了一部分的圣灵,因为耶稣在《马太福音》12章,哦,是5章24节。不对,我相信应该是《约翰福音》5章24节里说:“那听我话,又信差我来者的,就有永生。”只有一种形式的永生,“不至于定罪,是已经出死入生了。”
93

我相信没有人能自己呼召自己,必须是神呼召他。如果神真地呼召他……我们知道有许多人,而且是弟兄,他们自己激动,以为神呼召了他,但从他的生命中你很快就能发现到底是不是了。若神呼召你,那你一定会去到那里,并持守在那里。明白吗?那不是浸信会的教义。你们知道。我不相信握手就有永生的保障等等,这一类的东西。我不相信这些,完全不相信。如果他们要相信的话,就让他们相信吧。我仍然说他们是我的弟兄。

94

今早,如果我想要块馅饼,(现在都差不多到了吃午饭的时间了。)我可能吃樱桃馅饼,你可能挑苹果馅饼,但我们俩都吃馅饼。明白吗?所以,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只要我们是在吃馅饼。我们信主也是这样的。

如果你要做个一神论信徒,就做一神论信徒吧;如果你要做个神召会信徒,就做神召会信徒吧。浸信会信徒,长老会信徒,你要做什么就做什么吧。在那里做个基督徒,明白吗?你自己去寻找,但不要彼此争吵。因为这些小事都会全部首尾一致的。是的。它们会首尾一致,且会归到一处的。不管我们做什么,行什么样的神迹奇事,移走多少座山;无论是什么,我们一定要走到这样一个地步,就是我们能爱,不是假的,而是能真正彼此相爱。我们要爱每个弟兄,不管他属于什么教会,我们都要爱他。不是装出来的,不是因为这是一个宗教观点,所以我们不得不这么作;而是我们真的这么作,我们彼此相爱,忍耐,彼此包容。我相信在《歌罗西书》3章大概是第9节的什么地方这样说过,我可能弄错经节了也说不定。但这里说:“我们做了基督徒以后,就不应该再嫉妒了。”看到了吗?我们要是把敬重,尊贵都给了人,那我们就不可能有信心。明白吗?我们不能那样做,那样我们就得不到信心。我们必须尊重神,敬重神。相信弟兄,就是爱,但敬重和尊贵要归给神。要有信心,彼此信任。弟兄间不要彼此说谎,明白吗?不要彼此说谎。如果今早我告诉你们“我爱你们”,那我就真是这个意思。如果不是,我就是一个假冒为善的人。是的。
95

呐,弟兄,在这点上……汤米弟兄,我希望我没有拖得太长。汤米弟兄过会儿要讲一些事。

但我想说说这点。既然我来到你们当中,我想说:我相信我们的父神荫庇了一个叫马利亚的童女,在她里面创造一个血细胞,生出耶稣基督,就是神的儿子。神借着这个“殿”隐藏在肉身中,在我们中间彰显出来。“神在基督里,叫世人与自己和好。”我相信那血细胞在各各他山上破裂了,使我们的罪得赦。圣灵从那肉身里面出来,并回到他的教会里。因为基督就是圣灵,基督就是道,借着圣灵的洗,如今他住在我们里面。基督分开他自己,将他的生命给了我们每个人,使我们,作为一群人,可以成为神的教会。
96

不久前……过去我曾骑过马,你们知道,我父亲是个骑手,一个很出色的骑手。我也骑过马。我们在阿拉帕霍山谷放牧……哦,我是说在阿拉帕霍山脉后面的激流河谷。赫福德种牛协会的牛都在那个山谷里吃草。在山谷那里的牧场主,他们种一定数量的草,当一个牧场能生产差不多一吨的牧草时,你就可以把一头牛赶到埃斯蒂斯公园的草场上,你可以把牛赶到那去。那里也是我打猎的好地方,我在那里放过一年牛,我现在也还去那儿。当我有空的时候,我就在春秋两季去那儿赶牲口,只是为了去那儿,因为我喜爱骑马。那个山谷里有好多牧场主,他们都有权去那儿放牛。在春季,我常常帮他们赶牛,把牛赶到那里。沿着那个牧场,有一些活动的围栏,这样牛就不会跑到私人的地界上。牧场管理员站在那里数点进栏的牛。很多时候,我都会坐在那儿好几个小时,观察格莱姆斯先生的牛通过。他牧场的牛都有菱形的烙印,我们的烙印都是“火鸡脚印”,还有在我们下面的“三脚架”,还有杰弗里斯的牛等等。我两腿差开坐在马鞍上,看着那个牧场管理员数点牛的数目。我注意到一件事,就是他不太注意牛身上的印记,他留心看的一件东西就是牛身上的血牌。必须是纯种的赫福德牛才能进到牛栏里,但牛身上的其它印记却没有多大区别。我想,在审判的时候也是这样。主不是要看我们自己的标记,而是要看我们的血牌。

97

我犯过许多错误,弟兄,我做过许多事,都是错误的。以后如果你们听见我提到或说了什么冒犯你们的话,或今早我说了什么得罪人的话,我请求你们这些基督徒弟兄姐妹能够原谅我。我不是故意要那样。我只是要向你们倾吐我的心意,好让我们能互相了解。如果要洗礼,你们弟兄自己去给人施洗。明白吗?我不做这事。如果要我做,我就会那样来给人施洗。你们任何一个人都可以这么做。所以,你们可以叫人来,奉父、子、圣灵的名给他们施洗,也奉耶稣基督的名给他们施洗。所以如果我给人施洗……我还没有这么做过。我只在我自己的教会里给人施洗,都是我那里的人。我教会里的人是按我说的那样受洗的。如果你们回过头去看看,那也是以前浸信会的方式。就是这样。

98

我相信神的医治;我相信圣灵的洗;我相信在圣灵里说方言;我相信神给他教会的各样恩赐。我百分之百赞同这一切。但我相信……但我不赞同今天我们到处都有的,那种所谓的超级医治。

我想在这里讲一件事。不久前,这里有位弟兄,不是我们宝贵的希克斯弟兄,因我认为希克斯弟兄是基督真正的仆人。他是另一个州的人,在这个州有一个……你知道,他总是说:“神是超级的医治者,超级的医治者。”后来,我收到一封从路德派教会来的信。我的秘书知道这件事,我们把那封信存档了。我不会说出这个人的名字,因为这样做不像个基督徒。尽管我不赞同他的看法,但他完全可以这么做。我爱他,他是我的弟兄。
99

但这已经到了一个地步,他们非得有点感觉之类的东西才行,或者把人都刺激起来,等等这些东西。那是没有益处的。明白吗?弟兄,保罗说:“操练身体,益处还少。”[提前4:8]于是这位路德派的传道人写了一封回信说:“你们美国的布道家到这里来,带着你们那些所谓的超级医治给每个人。” 下面的话听起来好像是恭维我,但神知道,我没有半点这个意思。他说:“当那个小底波拉·斯达茨克列夫死的时候,那个小女孩的母亲在加利福尼亚州,她的孩子死了,僵硬了。她看见伯兰罕弟兄曾把一个死了的孩子抱到怀里,站在那里为孩子祷告,结果那个小孩子就开始大哭,踢脚,然后伯兰罕弟兄把孩子交给孩子的母亲。”

100

他也晓得那个在墨西哥发生的事,这里有全福音商会的声明为根据,就是那个医生所签发的声明。那个墨西哥小婴孩是当天早上九点死的,而这孩子活过来是在同一天晚上十一点。医生已经写了死亡证明。埃斯皮诺沙弟兄,你们许多神召会的弟兄都认得他,他得到了医生的声明,说孩子已经死了。

当时我在人群中看到了一个异象。在墨西哥城的那次聚会,有两万天主教徒归向了基督。我说:“你们不要就这么刊登了,因为我不认识那个婴孩。”我看到了一个异象。当时比利正和三、四十个领座的人在一起,想办法从祷告队列里把那个抱着婴孩的妇女给弄出来。可她在人缝里钻来钻去,所以,后来我就叫杰克·摩尔下去。我说:“你过去为她祷告吧!”后来我看见一个墨西哥的小婴孩在微笑。我说:“等一下,带她过来。”我按手在那包裹死婴的毯子上。当时雨下了一整天,从清早她们就站在那里了,这时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了,我按手在那个婴孩身上。后来他就开始又踢又哭,接着人们就开始惊叫起来。
101

于是他们带着婴孩去找医生并拿到了那份死亡证书。那个医生说:“我宣布,这婴孩今早九点死亡。死于肺炎。”看到吗?这些事都是真的。有医生的证明。只能是真的。我们应当对每件事都诚实和真切,不要有半点虚假。是怎么样,就怎么样。神不需要人帮忙做什么。你们明白吗?他是神。

102

他说:“这位婴儿的母亲打电话给美国的伯兰罕弟兄,哭着说,’求你来,使我的小宝贝复活吧!’”美国政府……她丈夫是随军牧师,你们很多人都认识朱利叶斯。他写了一本关于我的书,就是《一位先知访问非洲》。

还有那个可怜的挪威母亲,提着嗓门大声说:“伯兰罕弟兄,那个婴孩复活的时候,我就站在那里亲眼看见的!我们相信你是基督的仆人,只要你过来按手在我的孩子身上,他就会活的。”他患肺炎刚死不久,病了约有四,五个小时。这些人都站在四周,大声喊着,又蹦又跳,说:“神会使他复活的,神会使他复活的。”那次,美国航空公司……哦,不是美国航空公司,是美国军队的喷气式飞机要来载我,同一天内再送我回来。
103

我说:“在我去之前,让我先求问神的旨意。”所以,我祷告了两天。那医生很不错,让那死婴留在那里。一天早上,我起床后,走到厨房;我看见在那里有一道光,就跟那个光差不多大小,在那儿旋转着,说:“不要管这事,不要谴责它。那是主的手。”我马上跑回去,往那个国家打电话,说:“我不能去。”

这位写信的路德派传道人说:“你们为什么不像伯兰罕弟兄那样,先从神那里得到一个清楚明确的决定,然后你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
104

弟兄,这是对的。我们不要仓促做出决定,要等候,直到从神那里得到一个清楚明确的决定。所有这些宣称能医治的罪人,他们根本对神一无所知。我相信神的医治是基于这样一个原则,即你应该首先来到神面前,把你的心给他,把你的生命放入耶稣基督的宝血里洗净,然后神才能在你身上做工,医治你。就如这位弟兄所说的,他在那里为那个妇人祷告的事,他是个神的圣徒。你们看到了吗?

105

我一生犯过许多错误。我做过许多错误的事。如果我能多活一些年,恐怕我还会犯更多的错误。那些错误可能会成为你们路上的绊脚石。我希望你们原谅我。

我读过亚伯拉罕的故事,他一生中也有许多的烦恼。哦,看他做过的那些事。他怀疑过神,因妻子的缘故而撒谎等等。但记载在《罗马书》4章里,神对他的评价却没有一点提到他的错误,而是说:“亚伯拉罕对神没有因不信而有半点动摇,而是心里得坚固。”当神对他的评价被记载下来的时候,他所有的错误都被遗忘了。他所受的挫折甚至根本连提都没有提,没有一点提到他的那些错误。弟兄们,我希望到那一天,当论到我的评价时,神也能把我的过错涂抹,不再记起了。我希望你们的评价也是如此。神祝福你们。
106

[汤米·希克斯博士走到麦克风前作出了下述的评论:

我想我们可以用这句话来把今天早上所讲的道概括一下,就是:基督在我里面成了荣耀的盼望。请大家说一遍。基督在我里面成了荣耀的盼望。
在每个人的生命中都会有进有出,高峰低谷。我不是想要讲我有一个信息。我相信每一个基督徒都爱耶稣。我的心今早被搅动了,我相信有一些东西让我们大家都被打动了,并会使我们成为更属神的男人女人。
众所周知,贝贝·鲁斯是本垒打之王。但你是否知道,贝贝·鲁斯也是出局之王?他三击出局的次数远远超过他本垒打的次数。他出局的次数有1330次;本垒打的次数只有860次。每次,贝贝·鲁斯出局之后,他回到替补席上,那个裁判喊着说:“你出局了!”他回到替补席上,搓搓手,拾起球棒,指向围栏,他总是说:“我很可怜对方的那个投手。”
出局并没有什么问题,但记住,要拾起球棒……因为基督在我里面成了荣耀的盼望。请再说一遍:基督在我里面成了荣耀的盼望。他是一切,他是一切,他是一切。哈利路亚!
辩论、争吵永远也办不成事。我们离另一边已经很近了。我们到了无法回转的地步了。有多少次我们听到机长在飞机上呼叫说:“现在我们到了无法回转的地步了。”
不久前,我听到一个从另外的世界传来的声音对我说:“孩子,你已经到了无法回转的地步了。”那意思是说,我比我开始的时候更接近另一边了。
请闭上眼睛,我们低头祷告。
我们的天父,今天早上,我们是何等感恩,何等感谢你,因为我们可以从内心和魂的深处说:基督在我里面,基督在我里面成了荣耀的盼望。“哦,耶稣啊,求你张开爱的臂膀,拥抱每一个男女,愿我们的眼界和视野能被提升到很高,远远高过这些属世的事情,好让我们能看到基督,并让别人能在我们里面看到基督。愿你的手按在这些属你的仆人身上。]
主啊,求你应允。
[让我们今早走出这会堂时,能明白除了基督以外,别无拯救。]
阿们。
[……彼此欢迎。我们知道这工作,耶稣啊,有很多的工作要做;有很多的庄稼等着收割]
主啊,是的。
[哦,主啊,帮助我们。]
主啊,是的。
[让我们能齐心协力。]
主啊,求你应允。
[收割庄稼。]
主啊,是的。
[抢在前面去赢得失丧和将要死亡的人。]
主啊,是的。
[我想请你们举起手来,赞美主耶稣基督的圣名。]
[伯兰罕弟兄和会众赞美主。]
[让我们起立,我想请你们举起手跟我一起唱“我爱他”。你们爱他吗?]
阿们。
[今天早上,你们全心爱他吗?大家举起手来一起唱“我爱他”
我爱他,我爱他, 因为他先爱我, 为我付出生命赎价, 在各各他。
请你们轻轻哼唱……
同工们,你们知道,在阿根廷,我们一次聚会就有四十多万人;我们看到人越来越多。我记得第一天下午,我们就有四十多万人用西班牙语唱这首歌,我让他们哼唱,外面还有三十多万人。当外面的人哼唱这首歌时,我们让里面的人保持安静。当他们唱的时候,猛然间,有某样东西充满了我的魂。以前我从未知道基督的启示已经在我的生命中,直到我听到外面三十万人哼唱“我爱他”的声音在四处回荡的时候。今天早上,这就是荣耀君王的伟大而庄严的臂膀。就是他们所唱的。他们爱的是谁?你们爱的是谁?基督,基督在我里面成了荣耀的盼望。
请你们闭上眼睛,举起手来,大家再唱一遍。
我爱他,我爱他, 因为他先爱我, 为我付出生命赎价, 在各各他。
今天早上,如果你们爱他,就张开臂膀,三四个人相互抱在一起,男抱男,女抱女;并说:“我爱主耶稣基督。”是的,伸出手臂……]
107

[伴随着这爱的旋律,伯兰罕弟兄又回到麦克风前。]如果我能在全世界看到这样的情景,我就会说:“主啊,让你的仆人安然的离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