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0424 历史上最伟大的快讯

1

让我们仍然站立一会儿,做个祷告。我们的天父,今晚我们来就近你神圣的怜悯宝座,我们很感激有一个怜悯的宝座;因为就近公义的宝座对我们来说是件可怕的事。但基督替我们满足了一切公义,使我们与我们的天父和好。我们现在借着怜悯上来,乞求你今晚借着与我们相会来向我们证实你的道,即经上所记的:“无论在哪里有两三个人奉我的名聚会,那里就有我在他们中间。”呐,我们非常感激这个应许,我们知道你持守每一个应许。

2

我们祈求你祝福那些在路上的人,愿你鼓励他们。他们今晚做出了牺牲,在这下雨、刮风的夜晚出来。这表明了他们对你的尊重和热爱。

呐,我们祈求你今晚祝福那些生病的和有需要的,使他们不管得了什么病,都能借着你的同在得医治。祝福那些今晚还不认识你的人,赐给他们这样的祝福,使他们能爱你,在离开这会堂之前把心转向你。主啊,求你应允。
祝福你的众仆人、你的传道人、传福音的,和所有在这聚会中的以及在各处的人。愿圣灵进到我们的生命里,使别人能看到并渴求得到这生命。我们奉耶稣的名祈求,阿们!请坐!
3

我要把这些东西放下一会儿。因为有点迟了,我们要直接进入信息,今晚所读的经文可以在《路加福音》24章32节中找到。

32他们彼此说:“在路上,他和我们说话,给我们讲解圣经的时候,我们的心岂不是火热的吗?”
我今晚的题目是这个:“历史上最伟大的快讯。”我的主题是:“来,相信,去。”
4

我很惊奇我们的主复活后在地上向他的门徒和其他人显现的那伟大、显著、荣耀的四十天。许多时候我站着思想:“要是我能在那里就好了。”带着那个大指望,你可能会在路上的每一个转弯处都面对面地遇见主,复活的主耶稣。遇见了主并且知道那就是主,那将是何等的激动啊!

但后来又想到这点,想到遇见主,像这些人所做的,像革尼流和他的朋友在去以马忤斯的路上一样,那将是何等的激动啊……主整天跟他们交谈,他们却一点都没有认出他来。后来,那天晚上他把他们聚在一起,当他们……他装作要从他们身边继续走,离开他们,进入小宾馆,或是旅游场所。他们强留他,为要让他留下来跟他
们同住。他们继续强留他,直到最后他跟他们一起进去了。一整天他们都不知道他是……
5

后来他们让他进去,关上门,他做了一件事,让他们知道了那是主。他们跟主交谈了一整天,听他在地上传讲了三年,在他复活后又听他传讲,却没有认出他来,直到他行了一件事,就像他在钉十字架前所行的。这时他们才知道那就是他。

呐,岂不怪哉,需要一些超自然方面的事才能使我们明白那是主,教导本身却无法做到这点。主从未委派他的教会去教导神的道。他说:“传福音,”或彰显福音。保罗说:“福音不是借着话语来到,乃是借着圣灵的大能和明证。”
呐,因此,《马可福音》16章的下一节说:“信的人必有神迹伴随(随着)他们。”你瞧,需要复活的迹象来伴随才能证实这道,向人们完全地显明耶稣。
6

所以,那四十天荣耀的日子是一段伟大的时间。我多么喜爱能在那里啊!但是,再一想,我必须是个信徒,因为耶稣不向别人显现,只向他拣选的教会显现。他只向信徒显现。他跟当时一样,他不能改变。今天,他仍然只向他拣选的教会显现:信徒。

呐,我们发现:当时有很多人教导弥赛亚。有很多人仰望一位将要来的弥赛亚。但主有一个被拣选的教会,就像他今晚一样,他只向被拣选的教会显现,其余的人都认不出他。他会像当时一样做:向蒙拣选的信徒显现。他决不会向不信者显现。
7

耶稣复活后,为什么他不……如果他如此关心大家知道他已经从死里复活,那我想知道为什么他不上去彼拉多或希律那里,对他们说:“瞧,我在这里。你们以为你们除掉了我,是吗?但我告诉过你们第三日我要从死里复活,我就在这里。”或者,为什么他不去到大祭司该亚法那里,或去正统教会、去会堂那里,对他们说:“呐,你们大家一直相信有一位弥赛亚要来,大卫说他的魂必不被撇在阴间,神也必不让他的圣者见朽坏,所以我在这里,是你们钉在十字架上的那位。我在这里,复活了,为向你们证明我是弥赛亚。”为什么他不那么做呢?因为当他钉十字架前以肉身在地上时,如果他们不能相信他,以后他们也不会相信他。

然后他们会说:“有别的事发生了。他没有完全死透,或者他的门徒有某种防腐液,恢复了他的生命,或某件事发生了。”他只向那些信他、爱他和被拣选要看见他的人显现。如果他今天要以灵的样式来(他已经来了),他今天也将以同样的方式行事。
8

你们注意,神只显示自己,就像我们昨晚停在亚伯拉罕身上一样。他从未下到罗得那群人那里。但他向蒙拣选的一群人显现:他背对着帐棚,说:“你妻子撒拉在哪里?”

亚伯拉罕说:“在帐棚里。”神说出什么事要发生,他们要怎么生出这个孩子。撒拉笑了。那人说:“撒拉为什么笑?”撒拉想要否认。
耶稣,当时他说:“罗得的日子怎样,人子降临的日子也要怎样。”瞧?呐,那位天使从未去到那群所多玛人那里。他只是跟被召出来的选民呆在一起。所多玛人有他们的使者,他们的眼目昏迷了,看不见门。但蒙拣选的一群人看到神彰显在肉身里。
在这个伟大的复活节早上,他们看到神彰显在肉身里。死亡无法拘禁他。他只去到他拣选的人那里,根本没有去别的教会那里,只是去蒙拣选的人那里。呐,为什么他不去教会呢?当他来到的时候,他去了。他去自己的百姓那里,他们却不接待他。
9

呐,主已经以圣灵的样式临到,不是临到教会,而是临到蒙拣选的教会。我们-教会,要把主带给不信者。我们是那些要让主的生命借着我们发光的人,叫别人可以相信。是我们,即基督在教会里,发出主的同在之光,使主对众人成为可见的。因此,他,主借着他拣选的信徒的生命照耀或照射自己,那些被拣选得永生的人,就会接受他。主说:“我的羊听我的声音,他们不跟着生人。我的羊听我的声音。”他向他所呼召的和拣选的教会彰显自己。他今天在向教会做同样的事,借着他的存在、我们、教会、被呼召出来的教会彰显自己。

10

因此,我们的信息真的是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快讯。有各种的表面相信等等,但教会所拥有的信息是临到这世界的最伟大的快讯。是的,先生。耶稣死了,我们埋葬了他,但他又起来,复活了。我们埋葬他的时候,他是死的,但现在他直活到永永远远。这的确是事实;他不是死的,而是直活到永永远远。何等的信息,何等的快讯!教会应当受到震撼;教会应该把这点刻录在那些进入教会的每一个人的心里。他不是死的,而是活的。这应该成为各地的头条新闻。但他们不相信它。那就是它没有成为头条新闻的原因。但对信徒来说,它在信徒的心里成了头条新闻。当他看到并认出时,这使他震撼,超过了所发生的一切事。它抛出一条头条新闻,照亮了世上其它的一切死的事。他们一看到他活着、与教会同在,这对信徒来说是何等的震撼啊!能够被加作标题的最伟大的头条新闻是对的,就是我们今天的信息,复活节信息。

11

我们允许复活节成为一年中的一天,那只是我们的复活节。一年中只有一天是复活节。一年中的每一天都应当是复活节。每一天都应当是复活的震撼日子。但你知道吗,他们混杂了复活节的信息。他们把它跟彩蛋、襟花、新软帽、兔子混杂在一起。因此,复活节只成了一个宣传。但对知道的信徒来说,他们天天都在过复活节,因为主已经从死里复活了,在人心里直活到永永远远,天天在向他的教会显明自己。“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

呐,如果你说你是个信徒,那些迹象却没有随着你,那要么你说了错误的话,要么说耶稣说了错误的事。因为 耶稣说:“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就是奉我的名赶鬼,说新方言。”若是中了毒,喝了什么毒物,也必不受害。“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那种类型的神迹会随着信徒。主就是向这样的人显现:向信徒显现,因此,那些神迹会随着信徒。
12

哦,一千九百年后,几乎是二千年了,知道主活着,这对主的教会来说是何等荣耀的一件事啊。我们在这路上的每一个转弯口、每一处弯道都会遇见主。在我们所去的每一个地方,我们都能看到耶稣,看到他永活的同在像光辉一样从永生神荣耀的教会中流出来。我们为此该何等感谢主啊!

信息在坟墓那里被赐下:“来,看,去,告诉。”首先,“来,并信服。”现今人们都不想来看。那些来的人,都不能坐上十分钟,有时候五分钟也没有。如果你搅乱了他们的思路,他们就走了。“来,看什么?”不要只是往里看;要站住并查看。
“来看,然后去告诉。”那是那天早上主在坟墓边告诉那几个妇人的话,“来看他安放的地方。但他不再在这里了。去告诉他的门徒,我要在加利利见你们。”
13

去告诉谁?他困惑的门徒。他们确实困惑了。他们不知道该做什么。许多门徒转回去撒渔网了;他们想回去打鱼。他们困惑了,因为他们不知道结果会怎样。他们绝对相信他是弥赛亚,可是他死了,他们现在不知道接下去该做什么。但是,“去告诉这个困惑的教会:我活着,我要在他们前面行,我要照着我所应许当做的在加利利见他们。”

当时的那个困惑的教会不比今天的教会更糟。这教会仍是困惑的,不能理解经文,不能明白为什么《马可福音》16章写在圣经里,他们如此困惑,以至于说:“这经文不是默示的。”他们找出别的经文说:“圣灵适用于别的日子,而不是这个日子。”他们看到发生过神迹的其它经文,他们声称所有的神迹都过去了。说到困惑,他们现在比当时更加困惑,有点像过去一样;因为那些门徒所拥有的唯一能安慰他们的,就是一个过去的经历。今天的教会远离了五旬节,试图用《使徒行传》2章4节的某个过去的经历来满足自己。但是,哦,永生神的信息今天仍然活着。你们为什么困惑呢?他说:“我在你们前面行;我不是死的;我一直活到永永远远。”
14

但是困惑,他们变得太困惑了,以至于想要组织某种新的主义。没过多久,那个新的主义就像平常一样,成了过时的主义。他们有了前雨、后雨、中雨,一个这样、一个那样和别的,成了某种组织、宗派,发生了什么事?就像所有的组织一样死了。他们,他们困惑了。“哦,我们不知道要做什么,我们必须把这些人聚在一起。我们,我们必须从这群人或那群人中分别出来。”仍是困惑的,不知道要做什么,他们不知道真正的复活节信息。真正的复活节信息不是去建立组织,而是去传福音,证明圣灵的大能,让主把教会握在手里。但他们仍然困惑,不知道要做什么,以及怎么做。

人们应当意识到历史上每次……我请任何神学家、任何历史学家来告诉我,神在哪里接受过一个组织,而不是选召一群人去做什么事的。那只是人造的体系。不是组织里面的人,而是组织的体系。每次神差来一场复兴,他从某个组织里选出某个人,开始一场复兴。每一次,那个人,当他开始一场复兴后,之后的人就把它组织起来,立马死在那里了,再也没有复兴过。呐,你指给我看历史的页码,组织一旦被组织起来,在哪里又复兴过。它立马死在那里了。他们成了生下来就死掉的孩子,那是死的孩子。他们需要的是福音的打屁股,没错,再把生命带回来。
15

呐,就像当时一样,那天早上这些使者从坟墓那里回来,告诉这些门徒说耶稣从死里复活了,并且活在他们中间,要在他们前头行,他要在某个指定的地方见他们。那是多美的事啊,我们的基督仍然行在我们前头。有一个指定的地方:“那个早上我要在空中与你们相遇。”众教会仍然相信这点。永生神的真实教会,我们仍然在等候那个改变来到。当我们留意教会的进程,亚伯拉罕的种子出现,就像神对亚伯拉罕所做的;我们仍然等候空中的那场大聚会,我们必会在那里见到主,同那些在我们身后等候的一同被提上去。他们要从死里复活,我们要在一刹时、眨眼之间复活,被提到空中与主相遇,永远与主同在。我们仍然有一个指定的地方。我们要持定住这点,全心地相信。

16

但那天他们太忙了,致力于别的事,撒网,转身回去打鱼了。我们今天也是一样,致力于那么多不同的这个、那个和别的,那么多的主义,那么多的宗派,那么多的组织。首席长老,我们真的必须留意我们在跟什么样的聚会合作,因为教区督察会把我们赶出去的。如果我们去参加某个聚会,牧师会把我们赶出去。哦,主教要对我们做某件事,或者教会要把我们逐出教会。哦,我们太忙于留意我们的会员,要确保他们不去参加别的教会,或有其它任何事要做,但我们的小派系……我们太忙于那些事了。这就像互相交换会员;就像把一具尸体从一家停尸房运到另一家,没错。不知道复活已经过去,我们已经在享受它,而只是在停尸房之间交换尸体,事情就变成了那个样子。

17

哦,要让他们明白我们的基督活着是难的。他不是死的,而是活到永永远远,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但我们太忙了,致力于那么多不同的事;教会有那么多的事要做,太忙于这个、那个,我们没有时间查考这些事。如果我们听到了来自一个使者的信息:“哦,那是个故事,好像他们信了。哦,那些愚蠢的妇女去了那里,很难告诉她们什么……她们正在编造某件事情。”瞧,我们太忙于别的事。为什么不花点时间查考一下它呢?在主面前坐下,神说:“来吧,我们彼此辩论,你们的不信虽像朱红,必洁白如雪;虽像丹颜,必白如羊毛。”

但我们太忙了。我们必须确保我们二神论的没有一个人会成为三神论的,我们三神论的没有一个成为一神论的,等等;我们必须确保我们看顾着这事。那是什么,是基督一直活在他的教会里,我们,正如我所说的,我们是从停尸房到停尸房。就是这样。呐,当时就是这样;今天也是这样,一样的事。
18

有人把福音搞成了一个送葬队伍。没错。他们去到教会,好像那是个送葬队伍一样。其他人把它当成了嬉闹。没错。一些人只是把它当成了嬉闹,只是去寻开心,弹几首音乐,在讲台上跳上跳下,在台上到处跳舞,或是在过道上跳啊跑啊,坐下来议论他们的邻居。没错。一些人认为他们应该站起来,念三一颂和所谓的使徒信经。我要人在经上指给我看哪里有使徒信经这样的东西。“我信圣而公之罗马教会。”我不信。“我信圣徒相通。”那是通灵术;我不信。但他们太忙于搞那些事了,他们把它当成了送葬队伍。

它不是一支送葬队伍,也不是一场嬉闹;它是一场筵席,跟基督坐席,到时,信徒要来赴宴。
来赴宴,我主人召你来赴宴,
你能随时来赴耶稣的筵席,
主曾喂养众百姓,他曾使水变成酒。
同一位耶稣今晚活着。
呼召饥饿的,哦,来赴宴,
它是一场筵席,不是一场嬉闹,也不是一支送葬队伍。
19

呐,信息是,主走在我们前头:在我们前头。他不是在我们身后的坟墓里;他在我们前头,打开一条路。我们要跟随,而不是往后看坟墓,而是要往前看他带领我们去哪里,因为他是我们的带领者。我们要跟随他,而不是往后看坟墓。

那天早上,马利亚很好地代表了困惑的教会。她充分代表了教会,因为她跟今天的教会处在同样的渠道里。当她听见主说话时,她说了什么?“马利亚,什么?妇人,你为什么哭?”
她说:“他们把我主移走了,我不知道他们对他做了什么。”今天的教会大概就是处于那种境地。“他们把我主移走了,我不知道要在哪里找到他。我试了他们所有的圣餐;我试了他们所有的水洗;我试了卫理公会、浸信会、长老会、五旬节派、天主教等等,我找不到他。如果经文说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他就在某个地方。如果他不是死的,那他就是活的。他不可能同时既是活的又是死的。”所以马利亚充分代表了教会:“他们把我主移走了,我不知道他们在哪里,不知道他们对他做了什么。”
20

今天的教会认为:“哦,有一位伟大的历史上的基督。他医治病人;他可以辨明他们心里的意念。他是一位历史上的基督。他来到众人那里,他来到彼得那里,对彼得说他的名字是西门,说:’你名叫西门,你父亲名叫约拿。’哦,肯定的,那是耶稣行的事。根据经文,根据先知所说的话,那是弥赛亚的迹象。”

他从未教导一件事,保罗也没有。当保罗被带到亚基帕王面前时,他说:“我只是传了摩西和众先知说要成就的事。为什么你们定我的罪呢?”他说:“我只是说了摩西说的和众先知说要成就的事。亚基帕啊,相信死人复活,对你来说是件奇怪的事吗?我要你知道神是叫死人复活的。”今天他也是复活的。
21

呐,但马利亚说:“哦,我们……我知道我曾经认识他。”但她在痛苦中哭泣,因为她曾经认识主,但他们把……他们把主移走了。今天也是这样。我们每个人都试图用某种哲学的神学,试图用某种哲学捅入到别人的喉咙里,告诉他们:“我们,我们相信这个,我们相信那个。”

但耶稣说:“我所做的事,信我的人也要做。”
教会说:“他们把我主挪走了。”他们怎么对待他的?今天,许多人因教会的缺乏、迟钝和贫瘠相信从前所讲的犹太人的故事,即他们夜间来把他从坟墓里偷走了,仍然这么认为。我相信大约有百分之七十的新教徒甚至不相信肉身的复活或主真实的再来。统计表明了这点。他们直接否认了它。他们许多人,成千上万人否认童女生子。
22

“他们把我主挪走了。”为什么?他们必须这样。如果你不能相信肉身的复活,那你就不能传讲一位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基督。你不能接受他的道,然后会怎么样呢?我们把自己当成了不信者和没有信仰的。难怪小教会哭了:“我的主在哪里?历史的神在哪里?那位过去的耶稣在哪里呢,他曾说他要与我们同在,永远走在我们前头,要在我们里面,直到世界末了,他所行的事在哪里呢?”当教会看到那些事成就时,他们却忙于建立组织。那些事没有从他们的组织出来,他们就把它归类为魔鬼,扔掉,正像他们当时所行的。所以教会仍然是困惑的。

23

“他们把我主挪走了。我去到圣餐桌,他们告诉我如果我来领圣餐,相信教会……哦,我去那样做了,我看到什么了?什么也没看到。许多的神学,许多的心理学家。但要找到我复活的主,我没有找到他。他们告诉我,如果我受了点水礼,我肯定就会得到它。我那样做了。他们告诉我如果我脸朝前受洗,那就是了。脸朝后,那样我就会得到。我行了这一切的洗礼。我加入了所有的教会;我读了他们所有的信条,我的主在哪里呢?谁把他挪走了?”

“他们把他挪走了。”谁把他挪走了?组织把他挪走了。呐,为要否认一次这点,我要用历史向你们证明那绝对没错。那东西把他挪走了,形成了天主教会,是个组织。新教转过身来行天主教会所行的同样的事,从中搞出了组织。当你那么做时,你就把神弃掉了。注意历史,注意经文,看它是不是准确地应验了。“他们把他挪走了。”
24

我有个弟兄在那里,他是个一神论的。我有个弟兄在这里,是两神论的。我这里有个弟兄是别的派别的,类似那样。那是什么?是个小的“主义”,不久就成了“过时的主义”。是的。但那是什么?信息仍是一样的:基督从死里复活了。不要把人指向组织或某种形式的东西,当把他指向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耶稣基督。他已经从死里复活了,他就是所当仰望的那位。

今天,我们却要把他们指向我们的某所大神学院、某个组织。但她的疗法是来自她的哭喊和丧亲之痛。她的疗法来了,她的绝望结束了,当她听见她的名字被叫出来时,她认出了那是她的主。她被问道:“为什么你在死人中间寻找活人呢?”马利亚发现她的主不在那些死的信条里。当教会一像马利亚那样认出来,就会发现我们复活的主不在信条里,而是在圣灵洗进入信徒心里的个人经历中。他不在信条里;他不在教会组织里;不在。他在信徒的心里。他不与他们在那里的死的坟墓同在,他是活的。
25

哦,今晚要带给教会的是一个何等的信息。他们会接受它吗?现在比那时候更糟糕。当门徒听见时,他们就信了,圣经说他们欢喜快乐。圣经说:“他们听见了,就欢喜。”他们遇见他,就认出了那是他们的主。今晚,当一个男人或女人、男孩或女孩,愿意跳出你们教会的信条,也是如此。我不是告诉你不要属于你的教会;那没问题。但你不要把魂藏在那信条后面,认为那个会救你。你不会得救,直到你找到基督作你个人的救主,让他的灵充满你的生命。“信的人必有神迹伴随他们。”

26

这不是一场嬉闹舞蹈,像你们看到许多五旬节派信徒所做的,也不是一个停尸房,像你们看到其他许多人做的那样。五旬节派就快要结束他们的嬉闹,也要回到停尸房了。不像那个……你不要把他们介绍给停尸房,而是交给一位活着的、复活的基督,阿们!那就是我们所要的。那样你就有喜乐了。像门徒一样,当你遇见主时,你就会知道了。主在他们面前行了神迹,向他们显明他是同样的耶稣,行了他过去所行的同样的事。除了他,其他人都不能做这事。他们认出了那是他们的主,他们就欢喜了。

哦,革流巴他们,花了他们一整天的时间去到以马仵斯,就是一个安息日的路程。他们回去却只用了几分钟。哦,当他们发现了真理,即主复活了,因为他们看到神持守他的道,使道应验,行事就像他钉十字架前所行的,他们飞快地跑过了那片地区。我能想象到他们每步跨出有四、五码远。他们很匆忙,他们想要告诉其他门徒,“主真的复活了。”他们心里有一样东西。
27

他们不是去争论他们的宗教观点,他们走过去说:“我知道他活着;我知道他,因为他向我们显现了,我们看到他行了他死之前、他们在那里杀害他之前所行的同样的事。他们没有偷走他的身体。妇女们绝对没错,因为他的确复活了,那就是他。”他们在某刻停下来休息一下,彼此看着对方。[原注:伯兰罕弟兄喘气。]他说:“我们的心岂不是火热的吗?[喘气。]我们早就应该知道那是他。哦,这完全回到了圣经上。我们在路上,他和我们说话,打开经文时,我们的心岂不是火热的吗?”主说:“无知的人啊(他没有…),你们的心信得太迟钝了!基督受害,又进入荣耀,岂不是应该的吗,”这是圣经说的。

瞧,他们知道那是耶稣,因为他完全跟经文合在了一起,不管其他人说什么。不久,教会到了一个地步,跟经文的教导完全合在了一起,而不是试图接受某个人造的神学,很快你就会发现复活的基督。是的,我的弟兄。除了已经由使徒立好的根基,神不会在别的根基上建造的。是的。哦,是的,他们很快乐。
28

今天的教会已经改变成了他们在五旬节那天的样子。哦,那天之后,他们的改变是多么大啊!今天众信徒聚集,看起来想要尊重,我讨厌这样说;但在我看来,今天似乎众信徒相聚是在尊重一具尸体。他们走进那地方,唱着“与你更亲,我主,”有点是那种死气沉沉、停尸房的东西,在发出令人厌烦的声音。嗯,他们来围着你,说:“呐,让我们现在念使徒信经;让我们重复某某博士和某某人的某某信条,等等。”哦,好像你们对它感到很遗憾。星期天一半的人会留在家里看电视,而不是来教会。是的。死的,只是一具到处走动的尸体。一具尸体在讲道,一具尸体想要讲论一具曾经活着、许多年前活在坟墓里的尸体,一具尸体。只是尸体,尸体,尸体。

他们是在尊敬一位一千九百年前已经死去的基督。那几乎正是今天众教会所在的位置,想要尊重一具尸体,而不是高喊一位得胜者。阿们!荣耀归神!我心里很高兴是五旬节,不是通过宗派,不,先生,把我的名字从那里擦掉。但经历……我们不是来尊敬某个死人的。我们高喊一位胜过死亡、阴间、坟墓、疾病和一切鬼魔、一切不信的得胜者:胜过它。
29

呐,你可以想象,如果这里的这所学校有一支棒球队或篮球队,他们出去,战胜了他们的对手,回来。你能想象人们像那样站着,对他们唱着某种短歌,像“与你更亲,我主,”为什么他们飘扬旗帜,对他们高喊,使……当拿破仑回来时怎么样呢?斯大林又怎么样呢?他们进入德国,怎么鸣枪,敬礼致意,双脚踢着,致以俄罗斯的敬礼?我们的小伙子得胜回家时又怎么样?鸣笛,人们疯狂了;他们开枪;他们尖叫,他们鸣笛。为什么?我们胜过了我们的仇敌。荣耀!

今天,进入某个教会中,你会认为你是在某种停尸房里,他们说:“我们相信全能的父神。”我相信复活的耶稣基督(阿们!),胜过死亡、阴间和坟墓的。我相信他今晚活着,与我们一同在这会堂里活着,照着他的应许:“无论在哪里有两三个人聚会,那里就有我在他们中间。”是的,先生。不是某个葬礼聚会,而是高喊一位有能有力的得胜者。
30

但我们的问题是,我们没有仰望我们的得胜者。我们仰望我们的长老;我们仰望某个了不起的布道家。当有人……我们看他们对此是怎么说的,是的,先生。我们,我们彼此看的是对方。但我们被吩咐要仰望主。我们仰望说,如果有什么事或别的事发生,“哦,主行了某件事;他医治了某个人。他行了类似的其它事。”但是,呐,我们会说:“让我们看看琼斯博士对此怎么说。如果我们的教会不相信那个,我们,我们就不接受它。”瞧?你是在看长老说什么,你是在看主教说什么,那你就永远看不到基督。

当他们听见耶稣已经从死里复活了,像那样在他们中间显现,他们没有站在那里彼此对视,他们看着主。他们看见了他的钉痕;他们看见了他的大能;他们看见他行了他死之前所行的神迹;他们知道那是他们的活神。他们没有彼此对视,也没有要求任何人看他们。
但今天,某个自命不凡的人走出来,“我是受过这样那样教育的某某博士。我是哲学博士、文学博士,有各种的博士头衔,”所有这些不同的东西,在这一切的东西之中,基督在哪里?我们得到了什么?一个停尸房。在敬拜一位躺在坟墓里的死的基督。我们这活的教会、永生神的教会不是要敬拜一位在坟墓里的死的基督。我们要敬拜复活的得胜者,他胜过了我们的不信和所有那些信条,把它们打倒在他的脚下,说:“我是你们的,你们是我的。”阿们!“我一直活到永永远远。”那才是伟大的得胜者。那就是这位。那才是我的信心所该仰望的。
31

我们今天要做的不是看从前那些在旷野中吃大蒜的可怜哀号的人,他们想要埃及的肉锅,穿短裤短裙,涂口红,剪头发,否认神的大能。随他们去吧。他们必要倒毙在旷野。让我们跟随我们伟大的约书亚,(哈利路亚!)我们的领导者。不要问任何问题;只管继续前进;就是那样。只管继续向前。不要回头看他们;不要理会他们。如果他们想要呆在埃及,渴求世界上的事,所有那些电影明星、小丑等等,随便他们吧。我们要仰望耶稣;我们仰望我们的约书亚。

我们看的不是一个渴求。今天的问题是,你说:“呐,等一等,你不该喝酒。你不该去看电影。你不该这样做;你不该……妇女不该剪头发;她们不该穿短裙。”哦,我想象如果有人进入另一块土地,吃了迦南地的一些葡萄,吃了一些石榴和那里的一些很甜的蜜,他们就再也不想要这世上的大蒜了。
32

问题是,我们只是给他们吃大蒜等东西,却任凭他们饥渴、肚子痛,请原谅这个表达,在讲台上这么说不妥。但又走了回头路。如果他们想去追求世界,那就让他们走回头路吧。我们要前进。我们要跟随我们的……不只是回到《使徒行传》2章4节,在同样的那块土地上四处游荡。他们做了什么?他们在那里呆了四十年,死在了那里。一直都是回到同样的事上。那没问题,《使徒行传》2章4节是其中的一部分。但问题是,一天神对他的百姓说:“起来,你们在这山上四十年了,转向北方,越过那约旦河,分别出来,还有比这山更多的东西要给你。”还有比《使徒行传》2章4节更多的东西要给你。经上的每个应许都是属于教会的。神正等候他的教会兴起,接受它。

33

当你仍然渴想着想要像世人时,你怎么能做到呢?当他们仍然吃喝、想着埃及的大蒜和肉锅时,他们怎么能做到呢?不。要坚持与约书亚同步。是的。摘到新葡萄,喝到五旬节的新酒,要喝醉。弟兄,你不会……你再也不会盯着这世界看了。有事情会发生在你身上。哦,让我们向前进,跟随我们伟大领袖的步伐,得胜……记住,神告诉约书亚:“凡你们脚掌所踏之地,都是产业。”弟兄,那些脚步意味着得产业。让我们继续跨入应许之地,不回头看那后面会发生什么,别人在做什么。你的眼睛要定睛在耶稣,这位约书亚,领袖的身上。只管继续前进,去到更深处,去到更高处,直到你得着神在他的道中应许你的一切。

34

不是所有人都能接受这点。这点向世人的眼睛是隐藏的,对他们来说是愚拙的。但那些生下来就被拣选要得永生的人,就会相信它。我们看到我们所生活的时刻。让我们前进。记住这点,在我们身后有东西。当耶稣差派他的门徒时,他说:“天上地下所有的权柄都赐给我了。”是的。这都在我们身后。是什么?指的是神所做出的每个应许,因为所有的权柄都赐给他了。父已经把所有的权柄都交给了子。“天上的一切,天上的一切权柄,都属于我。”耶稣说:“我与你们同在。”有东西在支持我们。

记住这点,当我们出去的时候,有东西,我们后面有东西,我们里面有东西,我们前面有东西。阿们!那就是来,相信,去。我们后面有东西,我们里面有东西,有更多的东西给我们。他是过去、现在、将要来到的。过去的耶稣今晚也是同样的耶稣,更是以后要来的同一位耶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来,相信,去告诉别人这事。阿们!哦,我爱这个。荣耀归神。
35

他的生命,对我们来说,他以前是什么样的,是他过去的生命。他告诉了我们他以前是什么样的,好让我们在他今天的样式上不会被迷惑。哦,我喜欢这样。阿们!不要接受别人对此所说的话,要接受神对此说的话。圣经说,耶稣说:“你们若住在我里面,我的话也住在你们里面,凡你们所愿意的,祈求就必得着。”耶稣说:“我所做的事,信我的人也要做。”耶稣说:“还有不多的时候,世人不再看见我,你们却要看见我,因为我要与你们同在,也要在你们里面,直到世界的末了。”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

我们怎么知道呢?人们说:“非常确定,我相信那个。”
耶稣说:“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那些神迹没有临到你身上,你说:“它们可能会,也许会,应该会。”耶稣说:“它们必随着。”是的。“它们必随着信的人。”是的,先生。
36

主留下了什么?他留下了他以前的生命,显给我们看他过去是什么样的。作我们后盾的就是这个,这样我们就可以说在我们里面的是什么。哦,我很喜欢这样。我们回过头去看他过去是什么样,然后就能看到他现在是什么样。耶稣决不是一个硬着颈项的神学家。他称那些人是一群伪君子,是草中的蛇,是粉饰的墙,是满了死人骨头的坟墓等等。他训斥他们,他从未加入他们任何人的团体。他只是持守着从父而来的信息。他持守了经文,“你们的经上岂不是记着?”不管他们想要看什么,不管他们想要做什么,他们想要他叫这个人起来,做那件事。耶稣说:“我只做我父指示我去做的事。我凭着自己不能做什么,惟有先看见父所做的,子才能做。”

37

摩西说他将是一位先知,弥赛亚是先知,他会辨明人们心中的意念。耶稣是彰显出来的神的道。“太初有道,道与神同在,道就是神。道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他是神在肉身中。那就是为什么神的道在基督里,他就是神的道。圣经(《希伯来书》4章)说神的道比两刃的剑更快。你怎么能那么做却还属于某个组织呢?说:“你那么说,我们就要把你踢出去。”你怎么能那么做呢?可怜。哦!

我知道我正在树敌,但我也正在结交朋友。所以那才是重要的。瞧,我不管人说什么,关键是神说什么。告诉我的,都不是神的道。看看我们要去到哪里。你往四周观看,就会看到我们正在如何死去。起来摇醒自己;回到复活的复活节经历上,即耶稣基督今天活着。他一直活到永永远远。是的,不是……
38

他今天还是一样的。他昨日向我们显现,证明了他在我们身后是什么样的,使他可以成为在我们里面的,以及在我们心里他将是什么样的一个代用想法。如果他现在降在我们中间时是这么荣耀,当我们得到一个像他那样荣耀的身体时又会是什么样呢?我们看到我们在后面所要得到的,行在我们前面,在我们前面行,要去为我们预备一个地方。感谢神,我们不需要一直做一个局限于地球的受造物。他走了,又来了。他过去是,我们看到他过去是什么样的。我们回过头去看他过去是什么样的,我们就会看到他今天是什么样的。如果他当日是道的时候,能辨明心中意念,如果他今天在这里,他也同样能辨明人的心中意念。他过去是什么样,他今天也是什么样,也永远是什么样。如果他以前是一位可爱的救主、造物主,他今天也是同样可爱的救主、造物主。他在我们后面,在我们里面,在我们前面。来,相信,去告诉别人。

39

我们不相信那个,否则星期天上午我们就不会带着我们所有的仪式毫无生气地坐着,把它们提起来又放下,以及所有的那些。我们的心就会被五旬节的火点燃,我们会忍不住的。四十年前五旬节教会就是那样的,但你把它组织了起来,杀死了它。你杀死了,你杀死了,你杀死了那些想要相信那个的人,但是有一些人不相信那个,他们仍然是活着的。

火柱,当它停下时,百姓就会支搭帐篷。他们从未永久性地扎下帐篷,因为那火柱运行到哪里,他们就要随着火柱前行。路德看见了它,从天主教会出来了。但当路德死了时,他们做了什么?他们组织起来了。火柱出来,卫斯理跟随它。当卫斯理死了,他们又组织起来了。发生了什么?火柱继续前进,五旬节派跟随它。确实是。圣灵的洗。呐,五旬节组织起来了,火柱在做什么?继续前进,五旬节派正在死去。嗯,绝对没错。不是五旬节经历在死去,而是五旬节派组织。它不是正在死,它是死的。它组织起来时就死了。每一个都死了。一个不能……一个不能叫……水壶不能称锅是油腻的,因为都是一样的。是的。一神论不能向二神论叫喊,二神论不能向三神论叫喊,神召会不能向神的会叫喊,神的会不能向联合教会叫喊;他们都在一个大捆里。当他们组织起来时,他们就杀死了它。他们从未杀死它,他们把它从他们中间赶出去了,因为他们画了一个圈,我们就进入了里面。神是全宇宙性的、无所不能、无所不在的神。他不受人的信条束缚。阿们!他证明了他是不是活着的。如果他没有证明这点,那他就不是活的。来,相信,去看。是的,先生。
40

世人的问题是,他们想要……教会想要给世人一大堆的娱乐。[原注:磁带空白。]……在他们的地盘上。我们不应该去。我们要做什么?我们只是给他们一大锅煮好的宗教素菜烩肉。就是这样。称之为社交聚会,邦科小游戏,用鸡汤晚宴来付传道人工资。荒唐!那不是让教会运行的方式。神差遣圣灵来使教会运行。是的。但我们想要给世界……嗯,你不能在那点上满足那些人。他们已经得到了那个。他们是娱乐方面的天才。他们是天才,所以我们不能为他们做任何事。

让我们给他们一些他们没得到的东西。哈利路亚!他们所没有的一样东西就是耶稣,阿们!不要想跟他们娱乐;你会在他们的地盘上与他们相见。要传讲基督,让他们来到这地盘上,找出他们得到了什么。如果他们想要呆在大蒜地上,就让他们呆着吧。我们不会在那里与他们相见。我们不是小丑,我们是使徒。哈利路亚!我们不是,我们不是猩猩,不是他们所说的那样。我们是神的儿子,是照着他的形像造的。那些东西真荒唐!要从它里面出来,有一位活的基督,阿们!
41

哦,他们所没有的一样东西就是耶稣。哦,我们,我们可以给他们所有的……哦,他们有许多心理学家、哲学宗教等等。哦,哦,他们,他们装满了那个。但有一样东西是他们所没有的,就是耶稣。是的。哦,他们有娱乐;他们可以搞出比你的篮球场还要大的辩论会;他们肯定可以。他们可以在外面的那些电影屏幕上演示那些人,可以胜过你所能做的任何事。是的。他们是这方面的天才。不要试图跟他们攀比。耶稣岂不是说过今世之子,他们的本性会是什么的吗?是的。但有一样东西是他们没有的,就是耶稣。

那正是我们应该代表的东西,就是要告诉他们。不是我们有一座大体育馆,有最大的主日学班级,我们给出这个,我们有晚餐,我们有这个给我们的教会,还有舞蹈。如果你来加入我们的教会,我们每个星期三晚上都有舞蹈。每个星期四晚上,祷告会结束后,我们都会在地下室跳一点舞。
42

那天当这个……你看过从英国传来的、通过电视屏幕传来的这个画面,那里有个年轻的白痴……一群……一间长老会教会表演复活或钉十字架的嬉皮士剧本。我是在这里的报纸上看到的。那事震动了整个英国。它登在我们这里的报纸上。他们有个男孩,穿着新潮的条纹衬衫,牛仔裤耷拉在屁股上,说他是耶稣。他们又有另一个人,犹大,在像这样弹着小吉他,走上走下。电视传播到全国。“今晚我要得到他了,亲爱的;我要出卖他。”所有像那样的事。一个女孩跳摇滚舞,谈到耶稣,她说:“我爱我妈妈和老朋友,那还不够好吗,亲爱的?”像那样。像那样走过来,在一个虔诚堕落的教会里弹奏,她完了。人们怎么啦?他们认为那很好。

43

哦,你认为那是大事吗?就在我们自己的国家,每个星期四晚上在某个大组织的教会里,牧师和所有的会众都会表演嬉皮士游戏。头版有一张长胡子的嬉皮士的照片。某个宗派教会,那天晚上,一个圣洁大组织,我的朋友打电话叫我下去。他们正在表演嬉皮士或摇滚舞会。甚至从事电视广播的人都说:“你不怕你会受到批评吗?”

他说:“这个教会组织早就忘记了摇滚舞的美丽艺术。”
当到了一个地步,教会必须搞点娱乐,那真是一群可怜、倒退、被阴间束缚的人。当到了一个地步,我们无法在基督复活的大能中代表耶稣基督,那就卷起门来,回到世界去吧,因为不管怎样你已经死了。阿们!是的,是那样的。哼嗯。哦,是的,我们不能像他们那样闪光。耶稣是光,他是放光,不是闪光。耶稣不像世人一样闪光,但他是柔和地放光。阿们!你不能使它发光,你必须让它发光。你不要试图鼓动它,因为那行不通。那就是问题所在。如果他们不能让他们朝这边,就让他们朝那边。如果他们不能鼓动它,使他们的光发光,他们怎么办?他们想要……那是人造的成分,你不能使它发光,只要让它发光。哦,哈利路亚!
44

几点了?我听见我的手表闹钟响了。我超时了。耶稣从死里复活了。他活着。今天的信息是什么?来,相信,去告诉别人耶稣从死里复活了。他活着,今晚要向蒙拣选的教会显现。他当时怎样显现,他当时所做的……我总是告诉你们神是无限的,不能改变。如果那就是他复活后对世人的态度,今天也是一样。耶稣见证了同样的事,他说:“所多玛的日子怎样,人子降临的日子也要怎样。”让我们低头。

45

主耶稣,有时候我不知道我是不是身不由己了,就是当我想到我所看见的可怕的咒诅要临到这世界的时候,想到众教会想要做娱乐者,想要仿效世人的时候。主神啊,你说:“父啊,我祈求你将他们从世上取出来。”把世界从他们身上除掉,保守他们脱离世界。你祷告他们能让你的门徒脱离世界,现在他们又回到了世界上,想要跟世界攀比。

神啊,求你应允,主啊,求你帮助;有人会抓住信息;他们肯定会知道。你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你不是死的,而是活到永永远远。我们相信你,主啊。若不是你呼召一个人,人怎么能相信呢?耶稣说:“若不是我父先呼召人,就没有能到我这里来的。凡父所呼召的,必到我这里来。”我们知道那是对的。他们必来。传讲它是我们的职责,任凭碎片掉落在它们要掉落的地方,羊听这声音。
46

神啊,谈过了你之后,你的复活,有史以来世上闪耀的最伟大的快讯肯定就是基督为我们受死,又复活了,住在我们里面,与我们同行,与我们一同活着,在我们里面证明他自己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主啊,我不知道还有什么事比这更伟大了。现在我祈求,愿许多信徒今晚更深切地相信,愿许多不信者能第一次相信;愿许多没有被圣灵充满的人被充满,今晚成为你的使徒,成为一个跟随你的伟大门徒,并去告诉其他的人。愿他们查考圣经,能明白耶稣受死是要让我们能得着这特权。当他们看到耶稣显现时,愿他们相信。那时,愿他们离开教会,去告诉别人说耶稣活着。愿他们带着欢喜的心、轻快的脚步、轻松的心去告诉别人。就像革流巴和他的朋友从以马忤斯下来时所做的。

主啊,今晚你会在我们面前显现吗?请来到我们中间,为这些人行一件事。就像你钉十字架前所行的,使他们知道这时刻的信息是真的,你已经从死里复活了。我奉耶稣的名这样求,阿们!
47

真的是要结束的时候了,但我相信,我儿子在门口遇到我,说他分发了祷告卡,管理人告诉我,或是照看电灯的小伙子告诉我,他们发了祷告卡,有人要接受祷告。多少人……这里有谁以前从未参加过我为主举行的任何聚会吗,请举手,从未参加过任何一场聚会的?哦,那我们可能会有分辨人心的事。如果你有……这里有谁曾经参加过……我希望你们所有人都来过芝加哥,参加过了我所举行过的许多聚会。我想请汤米弟兄过来这里站立,让我们为他们祷告。把卡号都叫完。但如果这里没有人参加过……我看到三分之二的会众从未参加过别的聚会。

呐,我想这样说:我没有声称我是一个医治者。任何声称是医治者的人,他只是一只牧羊犬。是的。根本不能医治,瞧?但我们……基督才是医治者。耶稣已经在各各他赎买了你的救恩,赎买了你的救赎,赎买了你的医治。多少人知道那是真的?他能做的唯一的事就是显明他的道,持守他的应许,对吗?当他在地上时,他声称过他是医治者吗?没有,先生。他说:“我凭着自己不能做什么,乃是看见父所做的,子也照样做,”《约翰福音》5章19节。多少人知道那是真的?是的。耶稣从不做任何事,直到他看见了异象。记住他怎么……
48

弥赛亚的迹象是什么?谁知道弥赛亚的迹象是什么?一位先知(对吗?),辨明人心意念的和预告者。所有的犹太人都相信他是一位……弥赛亚应该是个预告者,他知道过去是什么,将来是什么,一直是什么;那就是迹象。所有的……神说:“你们中间若有属灵的或先知,我耶和华必向他显明,在梦中和异象中对他说话。他所说的若成就,就当怕那先知,因为我与他同在。但若不成就,就不要听他;一点也不要怕他,因为我不与他同在。”哦,那是唯一的说法。

犹太人一直,神所拣选的民一直记得神借着先知对他们说话。《希伯来书》1章说:“神既在古时借着众先知多次多方晓谕列祖,就在这末世借着他儿子耶稣基督说话。”呐,在这末后的日子……所有的圣经读者都知道这点,《希伯来书》1章,《希伯来书》1章1节。呐,让我们从起初开始。“神既在古时借着众先知多次多方晓谕列祖,就在这末世借着他儿子耶稣基督说话。”呐,他是什么?他是众先知的王。他是众先知中最大的。因为他是那位先知:“主你的神要兴起一位先知像我。”多少人知道摩西说在……是的。哦,当耶稣上去告诉西门彼得的名字是什么,接着说出他的名字是彼得;他告诉拿但业,他来之前就看见了他在无花棵树底下,拿但业说:“你真是神的儿子,是以色列的王。”
49

耶稣告诉井边的妇人,说:“请你给我水喝。”

她说:“哦,你一个犹太人求我一个撒玛利亚人吗?我们这里有种族隔离。我们没有合作。”
哦,他说:“你若知道谁在跟你说话,你必早求我给你水喝。我给你水,你就不用来这井打水了。”耶稣接过话题。他在做什么?接触她的灵。当他发现妇人的问题是什么时……多少人知道她的问题是什么?她有太多的丈夫了。于是耶稣对她说:“去叫你丈夫也到这里来。”
“哦,”她说:“我没有丈夫。”
耶稣说:“你说得不错:你已经有五个丈夫,你现在同居的那个不是你丈夫;你说得不错。”呐,留意那个妇人。她对神的认识比芝加哥的一半传道人还更多。是的,是的。她说:“先生。”
50

呐,留意那些传道人看到耶稣行这事时所说的话。他们说:“他是个算命的,是别西卜。”

耶稣说:“我为此赦免你们。但有一天圣灵要来行同样的事,你们说一句话干犯圣灵,就今生来世永不得赦免。”对吗?
这妇人说:“先生,我看出你是先知。我们知道(我们撒玛利亚人),我们知道当弥赛亚来了,他必告诉我们这些事。”哦,那就是弥赛亚的迹象。如果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那就仍然是弥赛亚的迹象。对吗?“我所做的事,信我的人也要做。我要与你们同在,也要在你们里面,直到世界的末了。”希克斯弟兄,对吗?瞧?
“我们知道弥赛亚来了,他必告诉我们这些事,但你是谁?”瞧?“你一定是个先知。”
他说:“这和你说话的就是他。”
听了这话,妇人跑进城,告诉众人,说:“你们来看,有一个人把我素来所行的事都给我说出来了,莫非这就是弥赛亚?”圣经说那里的撒玛利亚人因妇人的见证都信了耶稣。对吗?
51

呐,耶稣在犹太人和撒玛利亚人面前都那样行过神迹,因为什么?他们正在仰望一位弥赛亚,对吗?你在外邦人面前找不到一个例子。没有。瞧,他们受了几千年的教育,说有一位要来的弥赛亚,所以他行了……

只有三个种族的人,就是含、闪、雅弗的后人。五旬节那天,彼得用钥匙向犹太人打开了门。腓利下去,向撒玛利亚人传道,奉耶稣基督的名给他们施洗,按手在他们身上,圣灵没有降下来。彼得有钥匙,就下去按手在他们身上;他们便领受了圣灵。彼得带着钥匙上去哥尼流的家,向谁开了门?犹太人,撒玛利亚人和外邦人。福音从那里就传开了。后来它向所有的人都打开了:含、闪和雅弗的后人。
呐,如果我们相信我们的圣经,从挪亚的三个儿子繁衍出了整个人类。其他人都被毁灭了。我们不是回到那个猿猴的地区,那些猿人所在的地方。我们相信我们是从神出来的人类,是照着神的形象造的。任凭他们相信他们想要信的;这是我们所信的。我们相信耶稣基督是神的儿子,照着神的形象造的,不以自己与神同等为强夺的。“神在基督里,使世人与自己和好。”他是神,他看上去像神;他举止像神;他讲道像神;他像神一样从死里复活了。他就是神,肯定的。
52

呐,我们注意到耶稣,他来了,说:“我要与你们同在,也要在你们里面。我所做的事,你们也要做。”呐,他应许了在外邦时代的末了,这个迹象要出现。呐,我们正在仰望弥赛亚吗?是的。我们正在仰望要来到的主耶稣,弥赛亚。哦,他应许了弥赛亚要出现。呐,如果他以那个方式向他们两个世代的人显现,却让我们只靠神学过去,那他就不是我们的主耶稣。哦,不。哼哦,不。瞧,他必须对我们做,就像他对他们所做的一样。他在做什么?在挪亚的日子,我是指在罗得的日子,他是如何应许的,现在也一样。他要临到他所拣选的相信的子民那里,亲自显明他仍然是弥赛亚,是复活的那位。阿们!那就是福音,我的弟兄。没有对此说三道四。呐,问题是,神会持守他的道吗?我相信这点。

53

你们有多少人有祷告卡?看起来大约有四、五十人。好的。1号,谁有1号?1号祷告卡,请举手。是什么字母?也许我把……哦?A,A1号,请举手。不管是谁有A1号卡的。你一定是在哪里搞错了。那我们就从别的地方开始叫。哦,对不起,好的。1号,请到这里来,女士。2号,请举手。好的,来这里。3号,请举手。3号?在这里,女士。4号?5号?在这里,女士,过来这里。6号?7号?8号?8?8?好的,9号?我没看到9号,9?10?谁有10号?11?12?这样他们就不会一下子冲上来。12?13?13?13号祷告卡,请你举手好吗?14?14?相当地慢。哦,好的,让他们站一会儿。

54

多少人是没有祷告卡的,请举手,而你却生病了,请举手。呐,你不需要有祷告卡。我请你们相信我所讲的关于耶稣的这个故事是真理。圣经中有个妇人,让我们说她得了血漏;我们知道这故事。她也没有祷告卡。但她说:“我相信那个人就是真理;我相信那是神的儿子。我若能摸到他,就必痊愈。”有多少人知道这故事?当她摸到了耶稣,发生了什么?也许她走开,坐下,因为她在自己心里确信她摸到了弥赛亚。你相信这事吗?呐,听着;留意我,听我讲。瞧?你摸到了弥赛亚。耶稣转过身,说:“谁摸我?”呐,他们正在让那些人做准备。“谁摸我?”

彼得责备他,说:“哦,主,大家都在摸你。为什么你说’谁摸……’”换句话说,“什么使你说像那样的话呢?嗯,人们认为你有问题。为什么你要说像那样的话呢?”
耶稣说:“但我觉得力量离开了我。”对吗?
55

哦,如果那会使神的儿子觉得力量离开了他,它对你我,这样一个靠恩典得救的罪人又会怎么样呢?若不是主说:“我所做的事,你们也要做,并且要做比这更大的事,”我们一次也不能做。我知道钦定本说更大,但看看真正的翻译,是“更多”。没有人能做更大的事,因为他做了他所能做的一切事。瞧?他叫死人复活,停住了大自然,做了一切事。瞧?

好的。呐,那个小妇人摸了他的衣裳,他就觉得能力离开了他。他环顾会众,直到发现了妇人在哪里,把她的血漏给她说了出来,说她的信心救了她。对吗?是吗?那是昨日的耶稣吗?那是他昨日行事的方式吗?哦,如果他今日是一样的,他今日会不会行同样的事呢?肯定会的。呐,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是真的吗?你相信这个吗?他从死里复活了吗?
56

因此,你怎么能……“哦,伯兰罕弟兄,我要怎么触摸他呢?”呐,如果你想触摸他,你最好听听我正在说的话。瞧,“我要怎么触摸他呢?”他此时是一位大祭司,《希伯来书》3章,“是能体恤我们软弱的大祭司。”对吗?呐,他可见的身体正坐在至大者的宝座上,在神的同在中。对吗?他的灵在教会里,他的生命活在我们里面,他是葡萄树;我们是枝子。葡萄树不结果,是枝子结果。葡萄树给枝子供应能量,《约翰福音》15章。对吗?呐,如果他是同样的大祭司,你就可以把手伸到荣耀里,用你的信心触摸他,他会做什么呢?如果他是同样的大祭司,他就会以同样的方式行事,做同样的事。你将自己交托给他,我将自己交托给他,如果你以你的软弱触摸他的衣裳,他在他的圣经里应许了他要做事,看他会不会转过身,用我的声音,用你的身体,使用我们大家。

57

你们底下会众当中,不在祷告队列中的,我们要一个一个叫到所有的祷告卡,但现在让我们从第一开始。好的。呐,首先,你们在那祷告队列中的人,在那边有多少人生病了,而我不认识你的,请举手。底下所有知道我对你是一无所知的,请举手,会众中每个知道我不认识你的人……祷告队列中的人,我跟祷告队列中的你是陌生人,请举手,我不认识你,请举手。我想排在那里的是百分之百。

58

好的,呐,这是一幅美丽的图画。你们记得,当时我第一次来芝加哥讲到过这个。呐,这是圣经的一幅美丽图画。这是《约翰福音》4章的一幅图画。这是个妇人,我从未见过她,对她一无所知。之前,在我一生中从未见过她。对我来说,她是个陌生人;对你来说,我也是陌生人。我们一生中第一次见面。呐,如果这个……到过巴勒斯坦的人有见到耶稣遇见井边妇人的地方吗?那是个台子,类似这样,那里有口井,耶稣坐在那里,看到这妇人。呐,站在这里的是一生以前从未见过面的男人女人。我们是陌生人。我们开始之前,我可以告诉你这点,她不是来自我的国度,她根本不会说流利的英语。是真的。那是一个撒玛利亚人和犹太人。

呐,我不是他,但他的灵在我里面。如果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我从未见过你,对你一无所知,你只是个上来这里的妇人。如果神向我揭示出你生命里的一些事,就像他对那里的那个妇人所做的,你必知道那是不是事实。你会知道的。呐,像你做过的事,你在这里的目的,你的问题所在……或者如果我不认识你,对你一无所知,因为你要了解我也是很困难的。但如果我对你一无所知,而主把这事揭示出来,那它就必须通过主的灵而来。你相信这个吗?
59

会众相信这个吗?我们两人在这里。呐,主是活的吗?如果,如果主穿着他赐给我的这套衣服站在这里,呐,如果这妇人愿意上来,说:“主啊,你会医治我吗?”你知道主会说什么吗?“我已经做了这事。你已经得赎了。”如果一件物品从当铺里被赎了,它就不能第二次被赎。我们有了收据。他们不能向我们收两次费用;我们有了收据。我们有从神而来的收据。阿们!价钱已经付清了。我们得赎了。你得医治了。如果我此时来到这妇人跟前,主站在这里会做什么呢?如果主已经医治了妇人的……“因他受的鞭伤,我们得了医治。”它用的是过去时:你得了医治。所有的传道人,所有的圣经读者都知道这点。它是过去时。呐,如果主……如果主来到这里,他会做什么呢?他可以显明自己是活的。我们怎么知道他活着呢?因为主的灵会进入我们里面,以他在他的身体中时行事的同样方式行事。对吗?“我(人称代词)要与你们同在,也要在你们里面。我所做的事,你们也要做。还有不多的时候,世人(宇宙,世界秩序,教会秩序等等)不再看见我,你们(教会)却要看见我,因为我要与你们同在,也要在你们里面,直到世界的末了。我所做的事,你们也要做。”这就是了。我的信息是真理吗?如果是,神必持守他的道。

60

呐,女士,你看着我一会儿。我想跟你交谈。扣紧……我带你来这里的原因,好让我能使你与其他人隔离,让我能跟你交谈,每个人都有一个灵。耶稣医治睚鲁的女儿时,他把众人从屋子里赶了出去。他领着一个聋子,或是一个瞎子,把他从城里的人群中领出来,好让他能让那人离开,以便能跟他交谈。那是我让你上来这里的原因。这里有圣灵的恩膏。

这个妇人,她可能无法明白我。但如果你能明白我,你就会跟我一样真诚。此时有件事发生在了你身上。此时一个真实、甜美、平静的感觉正在临到你。如果这是对的,请举手。我正直视着你们在照片上看到的那光,耶稣基督就是那光。
起初,当他在这地上时,他是父神,在一道光里面。以色列的孩子们跟随它走过了旷野。他说:“我从神那里来,又归到神那里去。”他受死、埋葬、复活后,扫罗在去大马士革的路上,一道光把他击倒了,是同样的光。“扫罗,扫罗,你为什么逼迫我?”
他说:“你是谁?”
主说:“我就是耶稣。”瞧?呐,那是同样的光。
61

呐,如果神向我讲述一些事,你是见证人,知道那是不是真的。你来这里要我为你所患的精神紧张祷告,紧张。如果是,请像这样挥挥手,好让人们能看见。呐,还有别的问题。你有胆囊炎,胆囊病。既然你刚才说出来了,希克斯弟兄站得很近,我们要看看它对不对。让我们再留意一会儿。是的,你在这里是为了别人:你留在家里的一个生病的孩子。此外,你有一个有生病孩子的姐妹,你正在为他祷告。如果这是真的,请挥手。你得着了你所求的。你的信心救了你。回家去吧,你就会发现的确是如此。神祝福你。一切都会好的。神祝福你,你去吧,要相信一切都会好的。

你们相信这点吗?主是活的吗?呐,你们知道我不认识那妇人。我怎么能……我甚至都不知道我说了什么。我能知道的唯一的方式就是把这录音机里的内容回放。呐,圣经说:“如果他们说话,所说的若成就了,就当相信。”我已经告诉你们主已经从死里复活了。主已经证明了。要相信,阿们!
62

呐,这是个……这是另一个妇人的另一幅图画,这刚好也是个妇人。我不认识这妇人,我从未见过她。我们彼此是陌生人,我们是两个种族的人,她……我是盎格鲁撒克逊人,她是埃塞俄比亚人,我们……但当他们跟井边的撒玛利亚妇人交谈时,撒玛利亚妇人说:“这里有种族隔离,”主很快让她知道我们的肤色不会带来任何区别。神是人类的神。我们生活的国家改变了我们的肤色,跟我们是什么样的人毫无关系。人们在一个国家长大,使一个成为黄种人,使另一个成为黑人,一个成为棕色人,另一个成为白人,肤色跟这个没有关系。我们都是从一棵树来的,亚当和夏娃。是的,人类都是从那里繁衍的。我的神也是你的神。我的创造主也是你的创造主。但你是个黑人,我是白人。因此,我们是两个不同种族的人。但我们站着好像……我想要使人们明白一件事,《约翰福音》4章,耶稣与一个撒玛利亚妇人相遇了。

呐,如果神向我显明你的问题是什么,你愿意相信我是他的先知或他的仆人吗?我不……我必须注意这个词;那对许多人来说是个绊脚石。所以我们知道并相信……你正承受肿瘤的痛苦。那些肿瘤是在肠道里。如果是,请举手。如果神能告诉我你是谁,你愿意相信我吗?主说出了西门彼得是谁,对吗?霍尔太太,回家去吧,耶稣基督使你痊愈了,阿们!
呐,现在你们所有的黑人都应当信靠主。瞧?他是主耶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你们相信他吗?要真正地敬畏。
63

好的,我相信这是另一个黑人姐妹。请上前来。我们彼此是陌生人。正如我对刚走过去的女士说的,我相信是,你们都知道当我进入一个异象时,我不是忘乎所以,而是……你进入了另一个世界。你看到了很久以前发生的事和发生在别处的事情,你不知道当你回过神来时你是站在哪里。这就是它使你虚弱的原因。你可以看到它所起的果效。有一天我要离开世界,但世人绝不会知道我所经历过的事,直到我们在那里相会,我在竭尽全力地让他们知道我主是真实的。他从死里复活了;他不是死的,是活的。我全心地相信这点。

如果神向我揭示出你的问题是什么,我不需要涉及太多,只说出你的问题是什么,你会相信我是主的仆人吗?你相信我的故事是真的吗?好的。他们说你应该做手术。那是关于一个肿瘤,肿瘤在胃里,没错。你把手按在胃上。有人注意到了那个,在我说出来之前我感觉到这想法从底下冒出来了。呐,如果神向我揭示出你叫什么名字,你愿意……你愿意相信我是主的先知,他的仆人吗?科尔太太,你回家去得痊愈吧。神祝福你,我的姐妹。要对神有信心;不要疑惑。你要全心地相信。
64

你好!呐,这是盎格鲁撒克逊人和盎格鲁撒克逊人。我们彼此是陌生人。我不认识你,但神认识你。如果神揭示……呐,等一下,会众中有事,有人击中了信心。坐在那里、低着头祷告、戴一顶绿色帽子的妇人,就坐在我前面这里,一个像是上了年纪的妇人,坐在那里祷告,得了关节炎。好的,姐妹,请举手。你环顾四周,四处观看,看那个方向。好的,你的关节炎离开你了。你不需要上来。就呆在你所在的地方。回家去,耶稣基督使你痊愈了。

我要问你们会众一件事。她摸到了谁?她从未摸到我。我离她有三十英尺。但她摸到了那位大祭司。你相信吗?呐,这个妇人被触摸到了,她摸到了神,神摸到了她,我们彼此是陌生人吗?请挥挥手,女士。是的,我不认识你。所说的那些事是真的,对吗?好的,你得着了所求的,你摸到了耶稣基督。
65

你在这里不是为了自己,你在这里是为别人。有人要瞎眼了。他们瞎了,是个瞎眼的人。是的。他们不在这里。他们要么是到过加利福尼亚州,要么是在加利福尼亚州。他们是在加利福尼亚州。那是个妇人。你相信吗?那么,去吧,照你所信的给你成就了。继续相信它吧。神祝福你。要有信心;不要疑惑。

你们底下的所有人都相信吗?现在只要全心相信。
66

你好,女士?好的。我们的年纪也许有很大的差别。但据我心里所知,这是我第一次跟你在一起,站在你身旁。我不认识你,神认识你。如果神向我揭示有关你的事,是你心里的一些事,你想要的事或一些……你就知道它是不是事实,你是这事的判断者。哦,如果他知道过去是什么样的,那你肯定能因此而接受他的道。如果神能说出过去是怎样的,你就知道将来是怎样的也是真的。好的,愿他应允。

67

呐,主的天使离开讲台去了某处。神的灵去了……在这里。坐在后面角落里的那个黑人男子正在祷告。你患了鼻窦炎。如果是,请举手。好的。你摸到了某样东西,弟兄。你从未摸到我;我不认识你;你摸到了大祭司。你相信他吗?结束了。

只要相信主;我要求你们信靠主。我一生从未见过那男的,如果我见过,除非是在街上或经过某地,或是往返教会当中;我不认识这男的。如果你跟我是陌生人,先生,请举手,让人们看到你和我是陌生人。就是这样,瞧?
呐,告诉我,我想问你们:这男的摸到了什么?我们的大祭司耶稣基督。因此我讲的关于他的信息是真理;他活着。那么接受我的话。逃离这些停尸房,归向活的基督。拿起你的名字,如果它是在某个教会的册子上,就忘了它吧。借着一个接受基督和重生的新经历,把你的名字记在天上的册子上。
68

我们在哪里?几点了?好的。不要让我呆太久。呐,我相信这是那个妇人。对不起,女士,我必须跟随圣灵去的那个方向;我所知道的就是要那样做。让我们仰望主,看看什么……是的。你正处在严重的境况中。你有个肿瘤,你担心它。如果神告诉我那肿瘤是在哪里,你认为这会帮助你的信心吗?会吗?是在乳房上,在右边乳房上。那是真的,是吗?等一下,是的,你心里记挂某个人。这个人是个基督徒。你是……你是一个瘾君子女孩的妈妈,她的毒瘾在我的聚会上得了医治。她的名字是海伦娜,她是个舞女或是做别的什么。那女孩软弱了,远离了神,她在你的心上,要为她祷告。那是主如此说。那是真的。好的。来这里。奉耶稣基督的名,去把那孩子带回来,医治这位母亲,为了神的荣耀,阿们!不要疑惑。会好的。

69

“你若能信,凡事都可能。”你相信吗?多少人记得起初我必须握住人的手,把它放在我手上,你们就会看到那些事发生,多少人记得那个?多少人记得我告诉过你们,主对我说:以后,我若谦卑真诚,我就会知道人心里的秘密。他们若不相信第一个迹象,就像他们对摩西所行的,第二个迹象就会临到。多少人记得那个?你说:“神把恩赐拿走了吗?”没有,先生。

70

过来这里,先生。我不认识你;你跟我是陌生人。把你的手放在我手上。是的,先生。上来这里。胃病。是的。让我指给我看一件事。瞧这里。把你的另一只手放在我的手上。没有不同,是吗?注意这只手,瞧这里,没有不同。呐,我把我的手放在上面。没有不同,是吗?呐,留意你把这只手放上去的时候。出现了不同。它肿胀了,冒出了小红点,我是指手上冒出了小白点。瞧我的手会怎么变化。瞧?那好像一个……瞧,它是什么,正在被恩膏。那是在恩膏下给病人按手的原因。瞧?给病人按手,被膏抹,不是我做这些事。我不认识他们。我不认识那些人。我不认识你们。但是瞧,你里面有东西要杀死你。瞧?那是魔鬼,一个灵,一个存在的东西,吞吃,一个想要夺去你性命的生命。那就是它再次颤抖的原因。

呐,你只要留意,你就能确实地看到。呐,瞧这里。不在乎我移动手的方式,因为那些白色的东西看起来……看我的手。瞧?呐,瞧,我要把这只手从你的手上拿走。瞧?我拿起你的左手。呐,那里没有变化。呐,把这只手放在这里。呐,这就有了。瞧?呐,你这只手跟那只手是一样的人手。对吗?但是瞧,那是什么?对我来说是你的右手,你相信我。对你来说是我的左手,对我的心来说,我爱你,我的右手对神来说,他是我的……他是我的向导,是我的救主。
71

呐,过来这里一会儿。我要你注意。让我把我的手放在这里,让你能看到它。呐,如果它离开……呐,借着神的灵,我相信我能让它走,但是我不能让它离开。但如果你能看到它离开,那就会帮助你,会不会?是的,先生。呐,现在留意,好让你确定。把这只手放在这里,我把我的一只手放着。瞧?呐,另一只手这里,瞧?好让你……就是这样。呐,我要你开着眼睛,我要你留意它。我想要会众低头一会儿。

我们的天父,不是为了表演,而是我们在末日了。我们在时代的末了;太阳正在落下;夜晚的光正在照耀。先知说:“到了晚上才有光明。”他说将有一日,不是白昼,也不是黑夜。那是我们所拥有的,只有组织、宗派。但到了晚上才有光明。光在东方升起,在西方落下。文明随着太阳运行。光传播到东方,照在东方人身上,神的儿子。现在太阳正在西方落下,文明已经一路运行到了西方,接下去就是东方,夜晚的光正在照耀。
这人正在观察我的手。呐,他看到他的手仍在我手上颤动。他病了,父啊,我祈求怜悯。我祈求你让这病离开他,借着我们的主基督。
72

呐,它很顽固。在我睁开眼睛之前,它没有改变:仍是一样的。对吗,先生?还是一样的。呐,等一下,现在大家都要相信。

主啊,我今晚已经在这里告诉了这小群人,说你从死里复活了,并且说:“他们奉我的名可以赶鬼。”那人知道魔鬼是个折磨者。“魔鬼”这个词的意思是“一个折磨者”。他正在观察我的手。他用自己的眼睛在看它的反应。人们正在观察。他正在观察发生的事。主啊,求你帮助。你赐下了应许,我相信你。撒但,奉耶稣基督的名,从这人身上出来。
呐,在我移动我的手之前,或你做任何事之前,它离开了,是吗?现在睁开你的眼睛。我从未看过我的手,就是这样。呐,瞧这里,先生。拿起这只手。看它看上去像什么?拿起这只手。看它看上去像什么?呐,有件事发生了,不是吗?它没了。你自由了。去吧,耶稣基督使你痊愈了;要全心地相信。
73

好的,你全心相信吗?只要对神有信心;不要疑惑。来吧,下一个人过来。呐,不要疑惑;要对神有信心。我仍然感觉到在后面有那个,我有……呐,瞧,我要转过头去;瞧这里。过来这里,女士。只要触摸我的手。如果神要我以这个方式来看,向我揭示出你的问题是什么,你相信我是主的仆人吗?你会信吗,这位女士?好的。你相信神必医治你的心脏病,使你痊愈吗?你相信吗?他会医治心脏病,使你痊愈吗?你接受了它吗?请举手。好的,继续上路,并得医治,说:“感谢归给神。”要全心地相信,好的,先生。

呐,女士,巴不得你能相信你绝不会因那关节炎而残疾,主必使你痊愈。你相信吗?只要继续走动,说:“感谢你,主。”去相信吧。好的。
74

过来,女士。呐,你是个年轻妇人,你的问题是紧张,你就是不能找到从什么地方开始。对吗?每次他们都告诉你:“醒过来吧,都是你胡思乱想,”但不是的。有东西使你惧怕和害怕(瞧?是的。)。这是你的弱点。撒但,从这妇人身上出来;我奉耶稣基督的名挑战你,离开这妇人。现在你开始了;只要继续前进。奉耶稣基督的名去得痊愈吧。

过来。呐,这个患有同样毛病的妇人坐在椅子上时便得了医治。你最好继续前进。你的是……但到时间了。只要继续前进,耶稣基督使你痊愈了。
75

你全心相信吗?就一会儿。那女士有点魁梧,她得了疝气,正坐在那里看着我,你相信神必使你痊愈吗?好的。你可以得着所求的。我不认识这女士,我一生从未见过她,但她正在祷告这事。几分钟前,那道光在她头上,她正在祈求神今晚叫到她。如果是,请像这样来回挥手,女士,瞧?好让他们看到。好的,就是这样。如果你相信,它就必离开你。只要对神有信心,不要疑惑,阿们!

旁边的男子……不,她旁边是一个妇人,坐在那里,患有那种头痛。你相信神必使痊愈吗?请举手,如果你想要接受你的医治,要对神有信心,不要疑惑。
如果我告诉你,你已经得医治了,你会相信我吗?只要继续去走吧;耶稣基督使你痊愈了。
76

你没看到他是神吗?这里坐着一个黑人妇女,坐在座位上的第二个妇人,正坐在那里看着我。你相信神能除掉你身上的贫血病,使你痊愈吗?那么,你可以得着你所求的。去相信吧,嗯哼,要有信心,

如果我说:“耶稣基督使你痊愈了,”你愿意相信我吗?好的,去得痊愈吧。
如果我告诉你,当你坐在那里时,你的背病就得了医治,你相信我吗?那么继续去吧,说:“感谢你,主。”
如果我告诉坐在那里的你,女士……要全心相信,那个头痛,就是戴着那顶黑帽子、坐在旁边的那个黑人女士,你相信神必医治那病,使你的头痛痊愈吗?你相信吗?你接受它吗?如果你接受,请举手。好的,你可以得着你所祈求的。
77

你们底下有多少人相信主耶稣基督,相信他是复活的耶稣?多少人知道“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请举手。这里有多少信徒?请举手。多少人知道他是活着的。那么,请按手在对方身上。我要为你们祷告。你们每个人都可以得着医治。主在这里持守他的道,他也在那里持守他的道。你们相信吗?按手在对方身上,为对方祷告。

我们的天父,我们把这群会众作为相信的人,交托给你这位复活的基督。毫无疑问,你不是死的,而是直活到永永远远,是大能的得胜者。他们来了,他们看见了;现在愿他们去告诉别人,说耶稣不是死的,不在坟墓里或组织中,而是活在他子民的心里。求你应允,奉耶稣基督的名。
请希克斯弟兄来到讲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