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0423 亚伯拉罕和他的种子

1

请坐。很高兴又来到芝加哥这里,跟全福音基督徒商人一起举行这场伟大的团契,跟人们一起团契,我的一位了不起的合伙人和弟兄汤姆·希克斯陪我一起同行,并帮助我。这星期我们有着极大的期待,愿主为我们行大事。我听说在这场聚会之前,人们已经聚在一起了。看上去已经有一些大事成就了。我们期待着更大的事,让我们能一直持续到结束。

呐,我们要在这里呆到下个星期天下午;我想是的。卡尔森弟兄刚才做了这些事工的声明,他们必须经历什么事才能成就那些事工,太真实了。约瑟弟兄站在我旁边,说:“哦,”他说:“如果你不是个战士,你就不会被枪打中。”我想这话说得非常对。是的。
2

战斗激烈时,嗯,你就成了一个真正的靶子。所以只有一件事要做:穿戴信心的全副军装,忠实于神,向前进军。那就够了。神的军队不后退,而是前进。有许多人倒在路旁,开始这样、那样或做别的。但神的军队向前进。我们要继续前进,一直前进。

呐,这星期,我让比利大约三点或两点半就过来。他说,他一直呆到三点,发现两个人要祷告卡,他说:“就是这样。”他们发了卡片,我们要为病人祷告。呐,也许希克斯弟兄已经有过了一个为病人祷告的大事工,也许他已经那样做了。
3

整个星期,呐,我会让比利每天下午大约六点来到这里,或类似的时间,分发祷告卡,如果有谁……我们有一些想要接受祷告的人……希克斯弟兄和我以及别的弟兄整个星期都会为病人祷告的。我们期待神应允我们的祷告。

在这些年来,大约十五年来,在世界各地的工场上,我一生中从未医治过任何人。但我肯定有一些祷告得到了奇妙的应允;神医治了病人、跛脚的、瞎眼的、受苦痛的,对我来说这真是令人兴奋、经历丰富的人生。如果今天下午我被神召回去,我会感谢神让我知道了一件事:耶稣基督是我的救主,让我知道他现在活着,他不是死的,而是复活了,直活到永永远远。
4

呐,今天下午,在我就近这道之前……因此,我想做出这个声明,如果你们能原谅我,就停一会儿。这星期我想尽力让我的信息比平常更短一些。我得了一个名声,在哪里都是传讲一到十个小时,或类似这样。但这星期我尽力使聚会只有大约三十五或四十分钟,若主愿意的话。会众,我想我所认识的大多数会众都是从南边一路过来的(我想是的,从那边来的):南边,这样你们就可以及时回来,回来参加下面的聚会。

呐,在我们就近这道之前,让我们来就近这位作者,做个祷告,让我们低头。
5

我们的天父,我们非常感激你,因为有幸能在这个下雨的下午奉主耶稣的名再次聚集在他再来的这一边,相信在天上的那个普世大聚会被召集之前,有一天我们将会是最后一次聚集。愿我们的名字被清楚明确地写下来,在羔羊的宝血里被洗净,使我们能在婚筵上点名时可以回应。父啊,这就是为什么今天我们在这里,是要为那个伟大的事件预备我们的心。

我们祈求你赦免我们的缺点、我们的错误和我们所做过、所说过的不正确的事。父啊,求你记念我们,我们是人,容易犯各种的错误。如果我们没有你所应许的恩典,我们都会失丧。但是借着你的恩典我们今天作为战士而站立,凭信心相信,神已经救我们脱离罪的生活,脱离来世永远的惩罚。
6

我们现在求你记念我们的一切努力。你知道他们为什么付出,你知道为什么我们在这里,你知道为什么我那天晚上在电话上回答卡尔森弟兄“是的,我觉得有带领”。

呐,父啊,剩下的都在你手里。照你看为合适的恩待我们,我们把自己连同你的道一起献给你,奉耶稣基督的名,阿们!
今天下午翻到《歌罗西书》,哦,是《加拉太书》,选一个主题,我想从《加拉太书》3章29节中选一个题目。
你们既属乎基督,就是亚伯拉罕的种子,是照着应许承受产业的了。
7

呐,今天下午是我最近两个月来第三次就近这题目,我已经传讲过这题目了。我这么做,是因为我认为如果我们没有举行医治聚会,我就可以多腾出一些时间来讲这信息,因为在我看来,它是给我们所生活的这个时刻的非常突出的一个信息。

首先,我想问这个问题。这里有多少人是基督徒,是重生的基督徒,请举手,会堂里到处都是吗?我相信百分之百的人是重生的基督徒,到处都是。
管理员……你知道,我不是一个那种焦点型的传道人;我想请你把那些大灯关掉,如果可以的话。如果我们能那样做,我会很感激的。我不喜欢他们称之为白炽灯的这些光,以及不同类型的光。我很喜欢圣灵的光。那是我所能想到的唯一的光。这些其它的光让我有一些难受。
8

呐,今天下午……你们带着圣经,也许还有铅笔和纸。我想要你们记下这些经文,在聚会结束之后以及要来到的这个星期中查考。呐,我相信这个地方可以让我们一直呆到……到六点。那可以让我讲完三分之一的信息。以后,也许我们可以把它讲得更好一些。

呐,谢谢你,先生。那非常非常好。呐,你们看上去更好了。
我想要取这个题目,或从这个题目中选取一段上下文,我希望用这个:“亚伯拉罕和他的种子。”
呐,我想让……我相信这两边的人都是讲员。我要你们务必在脑子里记住这些。我要……有两页经文记在这里,我要向你们提到这些经文。因为我真的全心相信我们正生活在下午的时间里,夜晚的光正在传出去,基督的再来近在眼前了。我从实底方面和圣经方面相信,我可以用经文来证明这点,毋庸置疑,我们是在末时了。
9

呐,我能不能使你们确信它,我不知道。但对我来说,它确实让我确信。由于我没有受过足够的教育,所以,我只能从预表的角度来就近经文,更像个预表学家,预表一直存在的事和将来的事。因为我们知道每段经文都有双重的意义。就像《马太福音》3章说的:“我从埃及召出我的儿子。”呐,如果你翻回去找到那处参考,就会发现它是指神的儿子雅各,也是指神的儿子耶稣。

借着预表,我们看到旧约预表新约。所有这些不同的影子和预表,就像太阳和月亮是基督和教会的预表。太阳落下,太阳不在时,月亮发光。就像神子离开地球去到父那里,进入荣耀中,这时月亮即教会发出光来。月亮发光的方式,就是把太阳光反射到地上,发出更弱的光。所有这些事,对大神学家来说它更像是小儿科,但我相信我不是在对很多神学家说话。如果我是,那就请你们原谅我以没有文化的方式来谈论它。但我要请你们在冒然拒绝它之前能彻底地查考它。
10

呐,对亚伯拉罕和他的种子。我要把这边当作亚伯拉罕,把那边,比如说这位讲员,当作亚伯拉罕的种子。呐,这里这位弟兄代表亚伯拉罕,那位讲员代表亚伯拉罕的种子。

呐,圣经在《加拉太书》3章29节说:“你们既属乎基督,就是亚伯拉罕的种子,是照着应许承受产业的。”
呐,我们都同意,应许被赐给了亚伯拉罕。我们常想知道,我已经从另外的角度来就近这个主题,跟我今天下午讲的角度不同。我已经从信心的角度就近它,让教会、信徒等等在医治上建立信心。但由于今天下午,他们没有人拿祷告卡,我想这会给我时间来解释这点,趁着我们有机会。呐,亚伯拉罕……
11

我要会众跟我一起这样说,我要称你们是整个班级,来跟我一起说。这边是亚伯拉罕,亚伯拉罕和他的种子。呐,应许是向亚伯拉罕和(连接词把句子连起来),向亚伯拉罕和他的种子立的。经文说:“你们既在基督里,就是亚伯拉罕的种子。”对吗?

呐,我们如何能进入基督里?题目就从这点上开始。我们如何归向基督?是当我们成为基督徒的时候吗?我们如何成为基督徒?当我们被圣灵充满时,我们的生命就被在我们里面的基督的生命所控制了。
12

呐,就好像葡萄树长出葡萄藤,结出葡萄,西瓜藤结出西瓜。如果基督在你里面,基督所活的生命和基督所行的事,你也必须行。他在《约翰福音》14章7节或8节这么说,我相信是。经上说:“我所做的事,你们也要做。我所做的事,信我的人也要做,并且要做比这更大的事,因为我往父那里去。”

呐,应许给了基督,哦,是给了亚伯拉罕和他的种子,我们既在基督里,就是亚伯拉罕的种子。呐,我们如何进入基督里?我们是借着一个表白进入基督里吗?不。我们是借着加入教会进入基督里吗?不。我们是借着水洗进入基督里吗?不。我们如何进入基督里呢?
《哥林多前书》12章说:“我们都从一位圣灵受洗,成了一个身体,”就是基督的身体。我们都从一位圣灵受洗,成了一个身体,成了这身体的肢体。
13

呐,我们要记住,我们被这圣灵带进了基督的身体里,脱离了神的审判。当你在基督里,就不可能进入审判中了,因为基督替你受了审判。他站在位置上,就像亚当一样。起初亚当并没有被引诱,《提摩太前书》这么告诉我们,说:“亚当没有被引诱,乃是夏娃被引诱,陷在罪里。”[提前2:14]

呐,亚当没有被引诱,他完全知道他是在做什么。而是夏娃被引诱,她认为她在做正确的事。撒但给了她大约百分之九十五的纯正福音。而另外的百分之五却足以使她上当。所以我们不可以只是部分的福音;我们必须是全备的福音;必须有全部的道。因为敌基督就是部分福音的传道人。我们知道这点。他的工作是部分的福音。
14

在《马太福音》24章35节,耶稣说敌基督在末日是如此地接近真实的基督,倘若能行,连选民也就迷惑了。我听见我们的葛培理弟兄几天前在一篇信息中说:“敌基督已经迷惑了选民。”但那是不对的。葛培理,我不是不同意像那样了不起的一位布道家。但他们不可能迷惑。倘若能行,但不可能,因为教会被拣选是要得永恒的救恩,没有东西能使他们隔绝。他们是属基督的。是那样的。他们在基督的身体里,没有东西能使他们隔绝。那就是今天下午的主题部分。

呐,我们要着手找出亚伯拉罕是什么,他的种子是什么。呐,我现在想这么说,不管……建立的第一个教会、基督教会,是五旬节那天在耶路撒冷建立的。每个神学家都必须同意这点。每个神学家都把他们的教会带回到那个时候;天主教会。真的,天主教会始于五旬节,绝对没错。
15

但此后大约两百年、三百年后,他们离开了那个,变成了一个组织。后来他们组织了一个普世大教会,即天主教,意思是“普世的”。从那里他们开始有了一个使徒传承,把另一个人带上来接替彼得,搞出了教皇。他们开始称之为主教,一直下来。他们其实是在五旬节开始的,是的,因为所有的基督教徒都开始于五旬节。

呐,我想知道的是,如果我们都相信我们是从那里开始的,那为什么我们不像他们从前一样行事呢?为什么我们没有像他们当时那样给教会带来神的祝福,无论我们是天主教还是别的什么?为什么我们没有得到同样的灵,运行并且做他们从前所做的同样的事呢?是因为我们得到了一点别的东西,便停滞在那里,从中搞出一个教义,一个句号,组织它,让事情像那样发生。然后我们说:“就是这样。”神却移动,离开了我们。那正是神对天主教、路德派、长老会、浸信会、卫理公会、五旬节派等等所做的。神做的都是同样的事。当你划下一条线,说:“哦,我们要把自己组织起来,跟其他人分别出来,”神还会继续做同样的事。圣经说他们在末日会那样做,似乎是没有信心。是的。我们想要从前一次交付的信心。
16

呐,我们是在那里开始,知道那是教会的起头。起初主要都是犹太人。犹太人传福音之后,福音去到了罗马人、希腊人等等中间,开始了。但改教进来……早期的一千五百年后,从那里开始了,基督徒教会又开始自己组织了起来,或自我封闭起来。根据经文,我们现在正生活在最后的老底嘉教会时代。

呐,那是亚伯拉罕;这是他之后的种子。呐,如果你愿意,请翻到《创世记》12章,我们从神呼召亚伯拉罕的地方开始。呐,首先我要你们知道,在《创世记》12章,当神呼召亚伯拉罕时,那是借着拣选。不是因为亚伯拉罕是好人;不是因为亚伯拉罕配得上;而是因为神拣选了亚伯拉罕,不是亚伯拉罕拣选神,是神拣选亚伯拉罕。神也是这样呼召他的种子的。不是你想要怎么样,不在乎那定意的,也不在乎那奔跑的,乃在乎发怜悯的神[罗9:16]。这是经文吗?当然是。不是你想要成为什么;而是神已经拣选你成为什么。
亚伯拉罕和他的种子,不是许多种子,而是他的种子,应许的种子。
17

呐,我们发现,当神呼召亚伯拉罕时,是借着拣选。我听见许多时候人们说:“我寻找神;我寻找神。”不,我不认同你。你从未寻找神,是神先寻找你。你从未寻找神;是神在寻找你。是你不愿向神投降。这就像如果你可以告诉猪圈里的猪说它不该吃泔水,如果它会说话,它会告诉你:“嗯,管好你自己的事吧。”瞧?在它的本性改变之前,它一直都是一头猪。

你一直都保持你是个罪人的样子,因为你是在罪里生的,在罪孽里成形的,来到世上就说谎。你生来就是个罪人。看看亚当所行的事。他一成了罪人之后,就从未想过要寻找神;是神寻找亚当。当时亚当藏在他为自己编织的一些无花果树叶后面,就像今天大多数人所做的,他实际上在那里代表了人类。“我属于教会,我把我的无花果树叶穿上了。”是神在寻找亚当,不是亚当寻找神。
18

本该是亚当呼喊:“父啊!父啊!你在哪里?”

反而是神说:“亚当!亚当!你在哪里?”今天也是一样的。我们没有一点良善让我们可以说我们跟我们的得救有任何关系。是神借着拣选在呼召我们。
呐,我要你们记住“三”。地上一直都有三类人。他们来自三个种族,他们来自含、闪、雅弗。我们知道彼得在五旬节那天,耶稣给了他钥匙,向犹太人、向撒玛利亚人,然后又向外邦人打开福音,这就完成了。根据经文,地上所有的种族都是从那三个孩子来的。
19

呐,在每一群会众中,一直都是有三类人组成的,无论在哪里,你都会发现他们:那就是信徒、表面信徒和不信者。也许你在世上的每一个教会里都会发现那三类人,就是表面信徒、不信者和信徒。

呐,亚伯拉罕因着恩典被呼召。呐,神没有说……注意神,当他呼召亚伯拉罕时,他不是说:“亚伯拉罕,如果你做某件事,我就做某件事。”他说:“亚伯拉罕,我已经做了这事。不是你做了什么,而是我做了什么,”是神做了什么。他说……
呐,当神与亚当立约时,“如果你不摸那棵树,你就会永远活着。”亚当违背了约。对摩西他们,“你们若遵守诫命,我就做某某事。你们若违背诫命,我就做某某事。”当神跟人立约时,人违背了跟神立的约。但为了确保选民、教会、蒙拣选的人、被呼召出来的人、分别出来的一群人得救,神借着他的恩典呼召他们。神不是说:“我拣选你,定你的罪。”不是。如果他是无限的……多少人相信神是无限的?哦,神从起初就知道末了。他从起初就知道末了是什么。那正是经文所说的。他无所不在,无所不知,无所不能,是无限的。
20

呐,如果他是无限的,借着他的预知,他知道谁会到他这里来,谁不会到他这里来。他知道谁会得救,谁不会得救。这肯定会为你们澄清《罗马书》8章和9章,如果对神是不是借着拣选呼召他的孩子有任何疑问……

因为保罗在那里讲到了以扫和雅各,双子还没有生下来,甚至还不知道对错,神就说:“我爱雅各,恶以扫,”在双子甚至还没法做出选择之前。但神从起初就知道以扫是什么样的;他知道雅各是什么样的。神起初就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不会是什么样的。所以,我们不可能是别的。如果我们不能像别人,就让我们成为神造我们的样子;那就是我们所能做的。任何跟这不同的,都是假冒伪善。我们就是伪君子。所以我们不想要那样。做一个不信神的人都比做一个伪君子要更好。我们是什么就是什么。所有这些事必须一起运行,使神的大车轮继续运行,没有一件事出错。我向你保证这点。万事……你认为魔鬼能胜过神吗?哦,当然不能。他不能。神……万事都互相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神正在使万事准确无误地各就各位。他唯一的问题就是要把我们拉回到我们本该站立的队列中;那是神的麻烦所在。
21

呐,神呼召了雅各,不是,是呼召了亚伯拉罕,对不起,借着拣选和恩典,赐给他永生,告诉他说他要在年纪老迈时归到神那里去。亚伯拉罕跟这事没有一点关系。唯一的事,那就是借着恩典,今天教会也是这样被呼召的。你们得救是本乎恩,也是借着信心。我们知道是的。

神借着他的恩典呼召了教会。如果今天不是因为神的恩典,你们会去到外面某处的雨中观看球赛;就会在外面的公路上乱跑;就会在某处的酒吧里,跟某个男人的妻子或某个女人的丈夫出去。你会在外面的世界上。但借着神的呼召和恩典,他改变了你的心思,在基督耶稣里使你成为新造的人,我们的魂今天仰望他,正期待着他的再来。
22

因此,在《歌罗西书》中我们发现,《歌罗西书》3章说:“不要彼此说谎,你们素常所行的这一切事,都当弃绝它们。不可恶毒,不可争竞等等,要彼此相爱,因为我们的生命……我们死了,我们的生命借着基督藏在神里面,被圣灵封印在那里。”当基督显现时(他是我们的生命),我们也要与他一同显现。哦,何等的……看到我们在末日,知道我们的生命(基督),当他显现时,我们也要与他一同活着显现,那将会对一个今天盼望活在他里面的男人女人做什么样的事啊!阿们!我们现在借着圣灵拥有了它的凭据。

神呼召了亚伯拉罕。注意,当神呼召亚伯拉罕时,他呼召亚伯拉罕从一切的不信中分别出来。不管他们多么虔诚,不管他们多么信奉宗教,不管他们多么好,神呼召一个彻底的分离。神,当他呼召一个人时,他呼召这人彻底分离,如果这人是亚伯拉罕的种子,就要从世界上的事、从这摩登的生活中分别出来。
23

哦,今天传道人们正在弄出这样的时间,让他们的会众星期三晚上不参加祷告会。他们爱电视节目,爱娱乐。星期天,星期天他们许多人不想来教会。那些传道人告诉我,教会的长凳是空的,空了,因为人们开始去……世界把世界上的东西搞得那么上等、精致、花里胡哨,人们就追求那个。

呐,这表明他们从一开始就一无所有。因为如果你爱神,你不可能……你不可能跟教会断开线,他们不可能跟它断线。他们不可能把信徒藏起来不让神发现。在他的心里,哦,他可能完全被迷惑了。呐,有许多人其实认为自己是对的。但如果他们能停下来观察你的生命,你会看到神的灵不在那里。如果那生命不跟这本圣经一致,你所拥有的经历就有问题。所以你必须回去跟这道保持一致,看神的生命在不在你里面。如果你爱世界过于爱祷告会,如果你宁愿看电视节目而不愿祷告,你就有问题。如果你宁愿星期天下午去开车而不去教会,你在某处就有问题了。主耶稣说:“因为你的心在哪里,你的财宝也在哪里。”你的心是嵌在它里面,你是它的一部分。你成了基督的一部分,因为你是嵌在基督的结构里,你是基督的新妇,如果你爱他的话。
24

呐,在《创世记》12章,神借着拣选呼召他,将这约赐给他(呐,我们要记住这点。),他被呼召与世界上的一切事彻底分离。呐,亚伯拉罕没有顺从神。

呐,我要这么说。呐,如果有……如果我今天下午在这里说了什么反对任何人信仰的话,哦,请你不要起来出去,因为这会显出你的教养。瞧?但让我这样说。我相信如果一个人是天主教徒,他倚靠天主教会得救恩,他就是失丧的。我相信如果一个人属于天主教会,倚靠耶稣基督得救恩,那他是得救的。如果他是浸信会信徒或五旬节派信徒,倚靠教会得救恩,他就是失丧的。如果他倚靠耶稣基督,他就是得救的;因为你们得救是本乎恩,也因着信心。瞧,是你的……你个人对基督的信心救了你。没有一个教会能救你。没有一个组织能救你;没有哪群人能救你。是基督且只有基督救了你。
所以,你必须牢记这点。呐,如果我今天下午攻击了一个宗派或你所属的教会,如果你愿意,请在这里安静坐一会儿,直到我为人们讲透这点。
25

呐,我们发现称义……神借着称义呼召亚伯拉罕。神借着恩典呼召他。借着拣选他被拣选了。借着恩典,亚伯拉罕被呼召并跟神立约。,不管是对是错,不管他想不想,在他说任何话之前,神就呼召了他。对吗?

呐,你们读《创世记》12章的开头,开头,大约开头十或十五节,就会明白。好的。
26

呐,接着在《创世记》15章,我们注意到,那是神对亚伯拉罕所做的另一件事。呐,我们怎么呼召……神怎么呼召亚伯拉罕?借着信心,借着恩典呼召他,借着恩典拯救他,借着恩典称他为义。对吗?他怎么呼召教会—亚伯拉罕的种子呢?借着信心,借着恩典,借着恩典、借着信心称义。他怎样对亚伯拉罕做,也怎样对亚伯拉罕的种子做。所有相信这点的请说“阿们”。[原注:会众说:“阿们!”]肯定的。那是称义。

呐,哪个教会代表称义?马丁·路德是第一位改教家,他出来传讲因信心称义。我们所有人都知道这点。那个年轻的德国神甫,把圣餐扔在祭坛上,这样说:“这小圆饼不是耶稣基督的血,因为他知道那只是饼和酒。”他把圣餐扔在祭坛上,说:“它只代表基督的身体。”就是这个分歧使天主教和新教分开了。
一个说,天主教说:“它是基督的身体。”另一个说:“它代表基督的身体。”
27

呐,路德说:“义人要凭信心生活。”那正是几百年黑暗时代后对亚伯拉罕种子的第一个呼召,要形成那个要进入被提的教会。呐,请忍耐一会儿。

呐,神怎么呼召亚伯拉罕的?《创世记》12章。借着信心,因信心称义,神呼召了亚伯拉罕的种子,是凭着信心,借着称义……
呐,亚伯拉罕没有完全顺从神。在他完全顺从神之前,神没有向他确认这约。呐,在15章,我们发现神向亚伯拉罕确认了这约。他怎么确认呢?
28

注意。在15章,神告诉亚伯拉罕,你们要注意这点。神吩咐亚伯拉罕取一只三年的母牛、一只三年的山羊和绵羊,把它们劈开,献给神。亚伯拉罕取了这三样三年的动物,正如我告诉你们的,三样分开,三就像三位一体等等,三样。

呐,我们看到亚伯拉罕劈开了这些动物,把它们分开。然后他又把斑鸠和雏鸽放在那里。他没有劈开这些鸟,因为从旧约到新约,祭物的血改变了。但斑鸠和鸽子代表医治。因为我们知道那是大麻风等等的洁净,医治。医治一直是基于你对神的信心。如果……我说……
你说:“医治没有包括在新约中,不在新的赎罪祭中。”
呐,如果旧的赎罪祭里有医治,这新的岂不是更好的赎罪祭吗?你怎么能说它不是呢?但那是基于同样的东西。
29

就像不久前艾格里弟兄或这些弟兄、某个路德派的弟兄,告诉我说他们认识一位能医治人的巫婆。

我说:“不,你永远不会。你无法看到巫婆医治人。”然而我到过非洲,看见他们……他们走到巫医面前得了医治。在法国阿尔萨斯省洛林市,那里有一个地方,旁边……我想是塞纳河,巴黎圣母院所在的地方。有个死去的妇人埋在这个了不起的地方,他们去那里擦亮它,要让瘟疫离开城市,擦亮在盖在死去的妇人上面的这块石头。嗯,当然,事情发生了。
是的。是那个就近的方式。人们认为他们正在借着那偶像就近神。人们认为他们正在借着巫医就近神。许多时候,今天美国工场上的人……人们说:“来吧,哦,我得医治了。”那是错的。纯正的福音教师不会那样教导。他们在赎罪祭里教导它。基督医治了你。他们在这里,作为有信心的神人,会相信并为你祷告。但当你听见有人说:“我能医治你;我得了医治;我做了这事。”那是错的。基督为你死在各各他时已经为你做了这事。那是属于你的祝福。那是你的……
30

这些人是在就近这些偶像、像、巫医、算命的和那一切不同的东西。他们得了医治,因为他们相信借着那个他们正在就近神。神的医治是基于信心,你如果能信的话。

呐,那是斑鸠和鸽子没有被分开的原因。我告诉你,有一天我可以讲讲那个。我想如果有今天下午这样多的时间,我会尽力给你们讲讲这点。那是它们没有被分开的原因。但其它的被分开了,劈成了两半。
31

呐,神在做什么?杀死这些动物,需要血。为了让祭物洁净罪,就必须是血的祭物。在《创世记》,神以这个为基础,当时,人试图要为自己建立一个组织或某种无花果树叶的围裙,蒙混过关,神拒绝看他。神,当神一旦做出一个声明,当神一说了什么事,当神一被呼唤出场做一个决定,他所做的那个决定就必须永恒地立住,因为他的道是完全的。他不能回去说:“我昨天错了。我今天知道得更多。”他做出了一个声明,后来又不得不违背它,那还怎么可能是无限的呢?怎么可能呢?这给了我们信心,来相信我们所谈的这位:神。他不可能失败。

32

如果神曾被呼唤医治一个病人,他在信心的基础上医治了这人,如果另一个人在同样的基础上过来,神也必须满足同样的条件,不然他医治第一个人的时候就做错了。确实是。如果他在信心的基础上拯救了一个人,我们怎么能在加入教会、点水礼、各种洗礼等等上混进去呢?它是凭着信心,借着恩典,靠着神的大能,借着某样东西,某样满足了神的条件的东西,在你能对此做任何事之前,神就呼召了你,改变了你的生命。

嗯,你里面什么也没有。你一开始就是个罪人。那里没有东西可以改变。所以神本着恩典预先知道了你,把你呼召到他的事工上,去到他的婚筵上。你瞧,不是你能对此做什么事。完全是神的恩典,神本着恩典做了这事。“那听我话、又信那差我来者的(不是表面相信),又信那差我来者的,就有(现在式)永生,不至于受审,是已经出死入生了。”阿们!
33

我们要怎么蒙混过去呢?有太多的表面相信发生在感觉和类似的不同事情上。但当你心里相信它,当事情发生在你身上时,那是神做的,神是唯一能做这事的。所以,神借着恩典和拣选把那个放在你心里去相信它。一开始它不在那里,你没法把它放在那里,是神把它放在那里,你回应那个呼召。

呐,注意,在《创世记》15章,当神教导亚伯拉罕分别出来时,当亚伯拉罕准备好了跟表面相信、不冷不热的教会成员罗得分离时……当时罗得下到了所多玛,成了市长,在那里为自己造了一个华丽的教会什么的,不管他做了什么,之后,神与亚伯拉罕相见,他们献上了分离的血祭,向亚伯拉罕确认这约,阿们!
34

因为若不流血,罪就不得赦免。瞧,要借着流血。呐,注意发生的事。

他拿来动物,把它们劈开。亚伯拉罕一直观察着,直到日落。亚伯拉罕沉沉地睡了。当时,他注意到了沉睡临到,那表示着死亡。我们所有人都有一死。我们都要去那里永远沉睡。
呐,此后我们马上注意到,他看见他面前有惊人的大黑暗和冒烟的炉。那是什么?地狱。行过死荫的幽谷。每个人都要去地狱;那是他所属的地方。有一道白光从那里,进入那些劈开的肉中间。亚伯拉罕得到了神跟他确认的约,即神要怎样立他作多国的父,怎样拯救亚伯拉罕和他的种子,神借着献上的洁净动物所流的血确认了这约。
35

呐,我们怎么立约?举例说,这里的卡尔森弟兄,请站起来一下,卡尔森弟兄。如果我要说:“卡尔森弟兄”,他说:“伯兰罕弟兄,你愿意来迈阿密参加聚会吗?”

我说:“哦,让我仔细想想,卡尔森弟兄。”我说:“哦,我想是这样的。好的,我会来,卡尔森弟兄。我们握手。”瞧?那是一个约。我们会在那里。是的。那就成了。瞧?我们就是像那样立约的。那就是我们立约的方式。
怎么立呢?你知道在日本他们是如何立约的吗?他们出去。我们通常会出去吃饭。日本人拿一个小盐瓶,撒一点盐在对方身上,那是他们彼此立约的方式,因为盐是一个媒介和调味品。你瞧?所以,他们互相撒盐立约。
但在亚伯拉罕的日子,你知道当时他们在东方国家怎么立约吗?他们会杀一只兽,站在兽没有生气的肉块中间;他们在羊皮纸或羊羔皮上写字,不管是在什么上,写下犹太人的字即约,不管是在什么东西上面。他们当时……他们在这死去的兽尸身上起誓,如果他们违背这约,就让他们像这死去的兽一样被切成碎片。
36

然后他们把皮拿来撕开,一人留一块,另一人留另一块。以后当这约被成就,或当这约完全实现时,这两块必须完全吻合,组成那块皮,逐字逐句吻合。那是这约向亚伯拉罕确认的方式。那是……神在那里向亚伯拉罕显明他在将来的时间要借着王室的种子行他所应许的事,虽然亚伯拉罕还没有孩子。神应许了这个儿子,亚伯拉罕将会得到这儿子。当神应许的时候,亚伯拉罕七十五岁,撒拉六十五岁,二十五年后应许才应验。但神向他持守了应许,因为亚伯拉罕持守了对神的信心。

37

呐,圣经说:亚伯拉罕没有越来越软弱,反而更加坚固。他更坚固,将赞美归给神。他知道事情将要发生。不管拖延多久,总要发生,必须发生。就像今天的人,他们说:“哦,圣经说……世界跟我们列祖睡的时候没有差别。哦,从我是个孩子的时候就已经听说过主的再来。我妈妈说她听她妈妈谈到这事。没有这样的事。”

你瞧,他们去吃喝快乐。你看到吗?他们出去,离开了,因为什么?在他们的心里还没有确认这约。但当神一旦在你心里确认那约,你不是出去……如果你是亚伯拉罕真正的种子,当你看到日子过去时,不是变得更加软弱,你会一直地更加坚固。你说:“哦,即使祖母没看到,即使妈妈没看到,即使我没看到,我仍要仰望它。如果我没看到,我的孩子必看到它。我们是……我相信它。我在第一更、第二、第三、第四、第五、第六或第七更睡了。(不管哪个教会时代,从第一教会时代到最后的教会时代,那些更次,不管是哪个更次。)即便是我在任何一个时代睡了,不管是在哪里,那天早晨我要在主里醒来。所以我要准备好,相信他要临到这个时代。”
38

呐,但当他变懒散了,就会说:“哦,哦,我听说过那件事,”我行我素。瞧,他就不是亚伯拉罕的种子。亚伯拉罕的种子不会退缩。他们不起起伏伏、进进出出,今天后退,明天去教会,然后又回来。他们待在原地。弟兄,他们在基督里,他们立定在那里。没有东西能动摇他们。为什么?耶稣说:“我要把我的教会建造在这磐石上。阴间的权柄不能胜过它。”神跟亚伯拉罕和他的种子立了约。那个教会必会出现在那里,毫无斑点和皱纹。你可以完全倚靠这点。

所以你瞧,这块布或布料,当时不是布,而是一块被撕开的皮。一人拿一块,另一人拿另一块。以后当这约完全实现时,它们又回到了一起。没办法模仿它,因为这两块此必须在皮方面和字方面都完全一样。它们必须逐字逐句吻合。
39

呐,那完全是神借着亚伯拉罕王室的种子所做的事。呐,我知道以撒潜在地是亚伯拉罕的种子,哦,是亚伯拉罕肉身的种子,但不是亚伯拉罕真正的种子。亚伯拉罕真正的种子是基督,王室的种子。以撒只是替代物,直到基督来到,他是亚伯拉罕的种子。

呐,亚伯拉罕真正的种子相信应许,就像亚伯拉罕一样,因为应许是给亚伯拉罕和他的种子的。呐,注意看神为要让约得到确认对王室的种子所做的事。他取了基督即亚伯拉罕的种子;在各各他,神把他撕开。神取去了他的灵,把他的身体放在坟墓里,他的魂在阴间,第三日叫他复活,复活他的身体,并把这身体带入荣耀中,然后把圣灵赐下来,把身体留在他的右边;把圣灵赐下来,住在教会里,使教会在复活中跟基督的生命大大地吻合,新妇和新郎合在一起,教会和基督完全相同,有同样的事工、同样的能力、同样的灵。神叫耶稣基督的身体复活并坐在他的右边、他的右手边,在五旬节把圣灵浇灌在教会上。那是神跟他的教会证实他的约的方式。
40

耶稣说:“我所做的事,信我的人也要做。”我们看到那是神跟他的教会确认这约的方式,(阿们!)借着血的祭物,借着耶稣基督的血。呐,他使教会分别为圣,洁净它,把它分别出来。当分离来到时,意思是“放在一边”。“成圣”这个词实际上是希腊词,复合词,意思是:“分别为圣,洁净了,放在一边等候服侍。”

呐,祭坛使器皿成圣,然后他们把器皿放在一边等候服侍。什么?什么?谁是这地上的下一个传讲称义的使者?路德,向种子传讲。下一个信息是什么?卫斯理,卫理公会传讲成圣;恩典的第二个明确工作。我们发现,我们所有人都知道这点;我们晓得这点。
呐,瞧。神借着称义对亚伯拉罕所做的事,他也对亚伯拉罕的种子做。神借着成圣对亚伯拉罕所做的事,当神那样做,就有了分离,他做了同样的事。当教会从世界上的事分别出来时,神便向教会涂上宝血。
41

呐,当神这么做时,你便再也不会想抽烟、喝酒,再也不这样到处跑,胡来了。你是被分别出来的人。是的。神把你分别出来,成为独特的民。表面相信的罗得继续做这一切的事。但是真正的教会,我是讲亚伯拉罕真正的种子,真正是种子的人……

呐,注意神所做的下一件事。我们发现,做了那件事后,神是借着恩典呼召亚伯拉罕的吗?请说“阿们”。神借着恩典呼召他的教会吗?阿们!神借着血的祭物使亚伯拉罕成圣吗?阿们!神从前借着卫斯理在做同样的事吗?阿们!
呐,在《创世记》17章,翻到第1章,哦,是第1节。神以全能神的名向亚伯拉罕显现,希伯来词是“伊勒沙代”。“伊勒”的意思是“胸脯”,哦,“伊勒”的意思是“强壮者”。“沙德”的意思是“胸脯”,像女人的乳房。“沙代”的意思是“乳养的”。“亚伯拉罕,你九十九岁了。”想一想。“你已经历了称义;已经历了成圣。现在,我以强壮乳养的神向你显现。”阿们!
42

呐,换句话说,“亚伯拉罕,你的生命死了。到目前为止,你身体的生命已死。”撒拉的月经已经断绝,没有……她一开始就不生育。现在看看她有多老了。亚伯拉罕九十九岁,撒拉八十九岁。“现在看看你多老了,看看撒拉多老了。但我是把自己赐给你的强壮者。靠在我的怀里,汲取我自己的生命到你里面。借着接受我的生命进到你里面,我要给你力量迎接那要来的儿子,迎接那要来的。”

43

那是教会经历称义、成圣之后,神对教会所做的事。神什么时候对教会这样做?那一切是借着信心和恩典成就的次序。但在五旬节运动中,神呼召他成圣的子民到他的胸脯上,从他身上汲取神的生命到他们里面。那是给教会的圣灵的洗,就像他对亚伯拉罕所做的一样。那是他们今天称作狂热分子的蒙拣选的五旬节一群人:我是指蒙拣选的一群人。他们在那里,正如神呼召称义、成圣,用自己的力量充满亚伯拉罕一样。神借着称义和成圣呼召教会,用他自己的力量充满教会,他的灵进入教会里,赐给教会圣灵的洗。那是临到这地球的下一场大运动。我们知道这点。

马丁·路德,约翰·卫斯理,五旬节运动,那是运动。称义、成圣、圣灵的洗:神对亚伯拉罕所做的,他同样对亚伯拉罕的种子做。你们现在明白吗?
呐,记下同一章、第17章的第4、第5节。现在我要你们注意神在这里做的事。神不能破坏他自己的律法;他必须持守自己的律法。所以,神不能不顺从自己的律法;他不能废除自己的律法,还能继续是神。
44

呐,我们是否注意到,在旧约,当一个孩子在家庭里出生,那个孩子,比如说是个男孩,当然他是个承受产业的。但在那孩子承受一切之前,他父亲,在这孩子掌权之前,他先被交在一个师傅手下。这位师傅会抚养这儿子。呐,我们的神职人员都知道这点,他被交在师傅手下。这位师傅是他父亲寻找到的一个人,是他所能找到的最好的人,因为那是他的儿子,是以后要承受他产业的。

所以,他会找到一个好师傅,不是会说谎话的师傅,说:“哦,你的教会做得不错,你那个小儿子做得不错,”实际上他却不是,他是个小流氓。今天,我们太多的主教、我们所有人造的师傅有太多问题了。“你的教会做得不错。”但那是个谎言。不是的,“有敬虔的外貌,却否认神的大能。”某处有什么东西出错了。
45

所以父亲找到他所能找来的最好的师傅,最好的抚养者……呐,当那位师傅走到孩子父亲面前说:“哦,你儿子……”他一定会脸红耳赤。

“他怎么样?我儿子做得如何啊?”父亲很忙,他有一个大的王国,有很多事,比如说有很多地方、房客和生意需要料理。呐,那位师傅会有怎样的感受呢?他走上前,知道他被这位父亲雇用,他走上去说:“哦,你儿子,嗯,哦,他很可怕,我不能让他听进去任何东西。他要走他自己硬着颈项的路,是我一生从未见过的最头脑僵硬的孩子。他实在……他不肯听话。我要……我这里有你的律法书,我把这些律法摆在他面前,但他知道他要做什么。他的旧人可能要往这边跑,但他却要往另一边跑。”当那位师傅必须上去这样告诉那位父亲这事时,他一定是脸红耳赤。父亲必定会对那事有同样的感受。
今天父神也必定是有这样的感受。我希望这话没有伤害到人,刚刚好够让你们得到纠正的。因为我的时候很快要到了。
46

注意。但这话必须要说出来。圣灵被立作管理神家的师傅,而不是某个专横的主教,不是某个强势的组织,更不是某些人造的神学。神的孩子要听从圣灵、这书写的道,这是神真正的孩子,是亚伯拉罕真正的子孙。呐,分离的时刻就是在这里出现的。注意。

“哦,”你说:“我们是五旬节派的。”你就止步不前了。但你才刚开始呢。瞧?呐,他该有怎样的感受?今天圣灵去到父神面前该有怎样的感受呢?我要你们告诉我,在五旬节,神任命一个罗马神甫作父亲、师傅吗?他任命了一个卫理公会的主教吗?五旬节派的长老呢?不,先生。他差圣灵下来作教会的管理者。那是完全正确的。发生了什么事呢?
47

耶稣把约翰提到天上,他说约翰不会死。他们中的一些人说耶稣这样说了,但他没有说过。他说:“在复活的时候这人会发生什么事?他若等到我再来,与你何干?”但他没有那样做,是他们在那样说,耶稣只是把约翰提上去,指给他看,一直到耶稣再来、教会时代结束的时候。所以他提上去……

记住,耶稣说,在第二个教会时代,士每拿时代,出现了尼哥拉的行为。在第二个教会时代是个行为,到了第三个教会时代便成了一个教义。呐,什么?那个词没有在圣经的其它任何地方使用过。我查考了它,为要找出它的意思。“尼哥”的意思是“征服”。“拉”的意思是“平信徒”,征服平信徒,立一个圣人,某个比你更圣洁的人。只是走上去,找到某个人,他就成了半个神,或像那样的东西,站上去……你做你喜欢做的事,他会赦免那些罪,就是那样:“征服平信徒、普通信徒,”把圣灵从教会里拿走,把教义放在讲台上。那不是神行事的方式。讲台上没有一个人有权利说他是唯一能得到圣灵的人,是唯一有发言权的人。
圣灵是给基督的整个身体的,从那里出来了说方言、翻方言、各样恩赐和圣灵的彰显。但我们征服了它,肯定的。
48

我们所脱离出来的事,五旬节派又回到了它里面去,而且是拼了命地回去。过去你叫那个东西:“形式化的旧浸信会和卫理公会,”现在不是形式化的浸信会,而是形式化的五旬节派。你们的祖宗从那里面出来,你们却做了同样的事,转过身做了同样的事,固步自封起来,在这里造出一个教会,在那里造出一个教会,互相争斗。如果这人不去你的教会,你就不跟他合作。

49

哦,你们这些可怜的、后退的伪君子,所谓的基督徒!真为你羞愧!你的时候到了。神要因此惩罚你,这就跟我作为他的仆人站在这里一样确定。把平信徒分开,在弟兄们之间制造差异。愿神怜悯!我丝毫不反对五旬节信徒,是那个体系。我丝毫不反对天主教徒,是天主教的体系。我丝毫不反对卫理公会信徒,而是那个体系。我丝毫不反对路德派信徒,而是那个体系。路德传讲的称义是对的,但当他们通过把它组织起来而将它体系化时,他们就犯错了。卫斯理……路德从未组织它;是他后面的人做的。卫斯理从未组织它,是他后面的人做的。不是从那些败坏中出来的五旬节前辈做的,而是在他们之后的你们这群人做的。绝对是你们所做的事。那就是我们今天所处的地方。如果五旬节派教会从现在起持续两百年,最近三十年它所去到的地步,会比今天天主教的教义更糟糕。天主教也是始于五旬节。它做了什么?扭曲了。呐,但真正的种子会保持正确。

50

注意。如果在旧约下照看孩子的那位师傅,如果那孩子完全像他的父亲,会怎么样呢?父亲所说的一切,“是的,是那样的,阿们!那是真的。我们要那样做。”那位师傅一定会走到父亲面前,说:“你儿子是个很棒的男孩。你所做的事,他也完全是那样照做。我不管你外面有多少工头和主管,但是,哦,他们搅扰不了他。他完全像你一样站立。阿们!”

那父亲必定会说:“那是我的儿子;我为他感到骄傲。是的,先生,他是我的儿子。有一天我要指给世人看,他是我的儿子。”是的。他不理会二工头,他持守父亲所说的话。
51

今天圣灵去到父面前,说:“嗯,你知道吗?你的……你的女儿涂脂抹粉,她们剪头发;你的儿子……你的弟兄、儿女正在把他们的教会组织得紧紧的,就像其他人一样。他们不愿互相合作,以及所有这些事,”圣灵该会有怎样的感受?他该有怎样的感受?神对他的教会该有怎样的感受?那一定是个耻辱!

“嗯,”他说:“我想我告诉了他们要离开所多玛。”
“但是父啊,他们又回到那里面去了。”就像罗得为了几枚五分钱的硬币和更好的敬拜场所,更大的建筑,更华丽的椅子,穿着更好的传道人,一个能像这样把“阿们”说的很好的人,出去在名字后面有哲学博士、文学博士的称呼,他们可以把这些头衔告诉其他人。
52

神不在乎那些值五分钱价值的东西;他要一个人被圣灵充满,能站起来说出真理,哪怕是抖掉他们身上的皮。是的。但我们能在哪里找得到?人人都得到了一张饭票和卡迪拉克车。某处出错了。某处出错了。那是教会今天像现在这样摇摆的原因,因为它离开了根基。

在旧约里,当那儿子后来长大了,发生了什么事?我想在这里停一会儿。以后我们必须回到这点上。呐,如果那儿子是个好男孩,就像他父亲所设定他的那样完全持守,会怎么样呢?
如果圣经说一件事,他就完全持守住。不管圣经说什么,他都持守住。不管是什么,不管其他人和所有的二工头相信什么,他都与大老板站在一起;他持守住神所说的话。神说:“人的话都是虚谎的,我的话是真实的。”我不管什么事出现或消失,要持守住那个。我们知道圣经预言五旬节运动的时代将变得不冷不热,从神口里被吐出去。我们知道那是圣经说的。绝对没错。呐,我们必须面对它;它在这里。
53

哦,如果这儿子是个好儿子,哪天我们要讲我们在旧约经文中说的“儿子的设立”,或者有时候叫做“儿子名分的律法”。呐,出生在这家庭的同一个儿子,他不……他去……他的名字在支票上没有用。我们就这么来说。他的名字在那里还不管用。他还没有让儿子名分的律法在他身上生效。但当到了儿子名分律法生效的时候,父亲把他儿子带到公共场所,让他坐在一个地方,给他穿上某种袍子,履行众所周知的儿子设立或儿子名分的律法。呐,当这儿子在自己的家里得着儿子的名分时,从那时起,这儿子就被赐予权柄了。他被赋予了权柄,他的名字在支票上就跟他父亲的名字一样有效,因为他是老板了。他管理二工头,神赐给他的东西,是没有一个二工头知道的,因为他是儿子。是的。

54

那正是神对他自己儿子所做的事,神在一切的事上证实了他儿子。《马太福音》17章,神把他带上山,在那里用一片荣耀的云彩遮盖他。他的衣服像烈日放光。当他这样时,彼得、雅各和约翰听见一个声音从天上出来说:“这是我的爱子,我喜悦住在他里面,你们要听他。”

神做了什么?在他自己的儿子身上实施儿子名分的律法,在他前面设立他的儿子。不管……“摩西在那里,我跟摩西交谈过;律法在那里;众先知在那里;但这是我的儿子。”儿子名分的律法。哦,守安息日的和律法派的,你们出了什么问题?“这是我的儿子,你们要听他。”真的。
那正是神对亚伯拉罕—在这之前的他的儿子所做的事。在亚伯拉罕因信心称义之后。我们相信这点,不是吗?亚伯拉罕的种子因信心称义。是的。
55

接下来,神做了什么?接下来是借着宝血成圣,借着宝血给他的种子带来成圣。再下来是把神自己的力量汲取到他里面:把神自己的力量接受到教会里。神对亚伯拉罕做的事,他也对亚伯拉罕的种子做。大家都明白吗?好的,注意。

神对亚伯拉罕说,注意第4和第5节。“亚伯拉罕,我与你立约。”阿们!那该是一个何等的情形啊!神告诉他说神是伊勒沙代,这对一个百岁、快一百岁、九十九岁的老人来说是何等鼓励的话啊!“呐,我赐给你力量。现在我要设立你跟我在一起。我是所有受造物的父;我的名是以罗欣。”任何人都知道“以罗欣”这个词的意思是“满足一切的、伟大的自我存在者”,以罗欣。
56

“呐,我的名是以罗欣,你的名是亚伯兰,你的名不再叫亚伯兰,而要叫亚伯拉罕。”现在是我们要往下讲这个严厉教导的时候。亚伯拉罕……注意,从以罗欣到亚伯拉罕。当神设立亚伯拉罕时,他把自己名的一部分给了亚伯拉罕。

注意。亚伯拉罕和他的种子。呐,当神让五旬节教会兴起时,他开始设立他们,赐给他们恩赐等等,把他们放进神的国。但每个人都想要有同样的恩赐。哦,我们也去到那地步。但这阻止不了神的种子,只是……亚伯拉罕的种子照样向前走。
57

注意。以罗欣,亚伯拉罕,神把自己名的一部分赐给他,因为什么?“我已经立你作多国的父,”一位父亲。“我已经立你作多国的父。我要把我名的一部分跟你的名放在一起。”哦,我可以在这里提取出一些东西。把那名的一部分赐给他:亚伯拉罕。改变了撒拉的名,因为她是亚伯拉罕的一部分。

呐,注意。我们发现接下来发生的事是在第18章,下一章,亚伯拉罕坐在橡树下时,神向他显现。呐,他观看,当他……你看到神在哪里设立了他儿子,称义、成圣、圣灵的洗,赐予恩赐。
呐,就在神焚烧所多玛之前,他向亚伯拉罕显现。
58

我不倾向看电视,因为我反对那些未经审查的节目。但昨晚,在我所住的地方,我很迟才进去,我拿起一本书,看这本书,读这本书,上面说:“电视指导。”我刚好在那里注意到,有一个地方,他们要展示原子能导弹或来自五角大楼的其它东西。

于是我走向收音机或电视,打开电视观看这导弹,看这些原子能的东西或他们所说的飞碟,不管是什么。有许多评论,许多正反两面的争论。但现在留意一会儿。每个人……你有权利保留自己的看法;我有权利保留我的看法。让我表达我的看法。
呐,在所多玛被焚烧前,就在……多少人看过那个节目?我想你们有许多人看过了。好的。这不是某个编造的东西,是来自政府的。他们一直从事这个,从事这些研究有多年了,他们知道它绝对是真理。它是真的。那不是什么新的东西。如果你读圣经,就会知道他们在哪里。他们不需要担心那个。但现在,让我们把那个放在这信息上,就一会儿。
59

呐,当亚伯拉罕,他称义了,成圣了,领受了圣灵,他的种子也像那样,设立了儿子。这儿子证明了他是儿子,因为他里面有神的灵。他行了同样的事,他的话完全就像是神的话一样。

我们决不可能在九百多个不同的组织上建造出一个教会,每个组织互不相同。是的,先生。是的,我们不能。呐,注意。但当这位儿子,亚伯拉罕的种子彰显出来,神的灵在那个彰显出来的种子里要行耶稣所行的同样的事;因为王室种子所行的同样的事要在亚伯拉罕的种子里。注意,设立儿子,使他像这位儿子,设立他的教会。
60

呐,我们继续往前讲。一天,亚伯拉罕坐在橡树下,举目观看,见三个人向他走来。呐,现在把这点记住。他看见三个人;也许他们满身灰尘,从远方而来。亚伯拉罕看见他们,认出这些人身上有神圣的东西。也许他们没有把衣领翻起来,没戴高高的头巾,也没有被称作主教。但亚伯拉罕看着他们;他们只是普通人,衣服就像其他人所穿的一样。

61

亚伯拉罕跑到他跟前,说:“我主,你愿意进来,坐在树底下吗?我要取些水来,给你洗洗脚,给你一块饼,然后你继续赶路。”

亚伯拉罕现在知道,他是亚伯拉罕的种子。呐,记住。听着。是亚伯拉罕认出了这点。你知道吗?那天我跟一个相信、一直相信有一位神的犹太人交谈,他想要相信有三个人。所以他说:“你知道那是指父、子、圣灵吗?”
哦,求神怜悯!人怎么能偏离神这么远啊?亚伯拉罕从未说:“我主(复数)。”他说:“我主,”大写的L-o-r-d。
但是罗得,这位在所多玛的后退者说:“我主(复数),”他看见了两位上来:L-o-r-d-s。
62

但这位被分别出来的人,当他看见那天使的时候,他知道。他说:“我主(以罗欣),请过来,在这里坐下。”亚伯拉罕走到他跟前,然后跑进去,告诉撒拉:“速速地揉一些面做饼,我们要一些蛋糕。”又出去取了一只肥牛犊,他们把牛犊杀了,预备好了,拿出来。他坐在那里吃了。其中两位下去所多玛,在所多玛那里向罗得传道,要把那个不冷不热的教会领出去。

呐,注意三类人。呐,罗得、所多玛人和亚伯拉罕是当时地上的三类人。呐,请仔细听。今天跟亚伯拉罕的种子坐在一起的也是这样,瞧?那是所多玛,所多玛人,世人,罪人。还有组织起来、不冷不热的教会成员罗得坐在那里,人们的罪使他的义心伤痛。那绝对是圣经说的。就是这样:那里有许多好的义人要被呼召出来。但我现在不是要讲这个。呐,他们差遣一个人去那里向那些人传道,他便下去向他们传道。
63

注意。对在世界、在所多玛的教会……呐,这星期的某个时候,我们要讲兽的印记和神的印。留意它在伊甸园是怎么开始的,然后从那里出来了,该隐离开神的面,娶了妻;塞特怎样留在神的面前,娶了妻。众教会以不同的方式跟他们的组织出去,跟他们的组织体系出去,为自己找到了一个教会、一位新妇。当真正的教会完全持守神……

呐,当这些人下到那里时,这是所发生的事。神把亚伯拉罕的名从亚伯兰改成亚伯拉罕,奇不奇怪?使者下到那里,向这些人传道,要领他们出去;在这末日被差给那些所多玛人,要把那些人从那里的那些地方领出去的使者,是叫G-r-a-h-a-m吗?不是B-i-l-l-yS-u-n-d-a-y,信德,而是G-r-a-h-a-m:一位使者。今天,指给我看一位站在他的位置上的基督教会的使者。差给基督教会的人,地上没有人能像葛培理的。他在做什么?呼喊:“从那东西里出来;把自己分别出来,”带着称义的道,要把人们召出来,把他们分别出来。
64

他做了什么?他的信息使他们眼目昏迷,寻不着这门。今天的事情就是这样。信息使他们的眼睛昏迷了。他们里面有太多的组织,他们看不见这门,基督就是这门。是的。

“哦,”他们说:“哦,我是卫理公会的。”
“哦,瞧这里,葛培理先生,我是长老会的。”
“我是路德派的。”
“我是……”
他们没看见这门。信息已经使他们的眼睛昏迷。你没看到神的奇事吗?看看罗得这群人,去到了所多玛那里。
65

呐,留意。留在后面的这位,是给蒙拣选教会的:一位;他说:“哦,瞧……”就在几天前,亚伯拉罕,亚伯兰的名被改成了亚伯拉罕。呐,他从未说:“亚伯兰,你妻子S-a-r-r-a在哪里?”

他说:“亚伯拉罕,你妻子S-a-r-a-h在哪里?”如果他是个陌生人,他怎么知道的呢?
呐,留意,他正在跟亚伯拉罕蒙拣选的种子说话。呐,他正在跟亚伯拉罕说话,他怎样对亚伯拉罕做,他也必须照样对亚伯拉罕的种子做。到这个时候我们发现一切都是完全的。“亚伯拉罕,”这个启示,“你妻子撒拉在哪里?”
他说:“在你后面的帐棚里。”呐,记住,在他后面。
66

他说:“我要造访你。(我,人称代词。瞧?)我要造访你。”他就是这样知道亚伯拉罕的名的。他是给他改变名字的那位。“亚伯拉罕,我要照着撒拉的生命时间来造访你。我要把这孩子赐给你,正如我说要做的。(瞧?)我要做这事。”

当撒拉听见这话……呐,我在这里的姐妹们,请你们年轻的妇女原谅这句话。撒拉笑了。你知道她为什么笑吗?她说:“我,一个老妇人,岂能跟我主有这喜事?他也老了。”
67

呐,作为丈夫和妻子,夫妻房事已经停了多年。他们一百岁了。撒拉说:“我,又像一个年轻妇人一样能跟我丈夫同居,我们还能像结婚的年轻人一样有这喜事吗?”她暗笑了。她说:“我,一个老妇人又在那里跟丈夫同居,我们已经有大约十五或二十年没有过那种生活了。”瞧?“我们,那怎么可能呢?”

那位使者背对着帐棚,说:“撒拉为什么笑了?”
耶稣提到过这事,说:“所多玛的日子怎样,人子降临的时候也要怎样。”对亚伯拉罕的种子也要这样。
68

你能看到罗得坐在哪里吗?你能看到信息在哪里吗?你能看到传给蒙拣选的教会的信息吗?神的大能回到人们中间,神居住在他自己教会的肉身里,行同样的那些神迹,他们却称它是读心术、心灵感应、算命的。难怪他们注定要灭亡;难怪导弹指向那里。他们说它在空中,他们对它一无所知。我要给你们我对此的说法。它是降下来的天使,就像他们在所多玛做的一样。你知道,我相信我们在后面有天使的照片,在这里的某处有一张照片。他会出现在下面几天的聚会上。我们有同样的圣灵,会行同样的事。在教会里面的同一位圣灵要行耶稣所行的同样的事。

69

我们留意。在五角大楼,他们聚集在那里,能看见那些导弹像那样聚在他们周围,这不是编造的事,不是虚构。它确实是事实,它就在雷达上。它在……照相机拍到了它。他们太快了,以至于它们完全消失了。爱因斯坦死之前证明了,如果两颗导弹飞得足够快,或两个人坐汽车行驶在路上,能够行驶得足够快,他们就可以穿过对方而不会打扰到对方。行驶得那么快,需要每秒几十亿英里才能做到。但他们会的。

看看耶稣。我们,我们不能理解。当耶稣穿过石墙进入房间时,门是关着的,他得了荣耀的身体站在那里,吃肉,哈利路亚!荣耀!你谈到太空时代,教会很快就要得到一个了。
吹嘘他们的飞机飞得多么快。“我们有一个人在人造卫星里。”哦,天哪,那对永生神的教会来说有什么影响?天哪!
70

主说:“一有这些事,你们就当挺身昂首,天上、地下显出异兆,大海怒吼,多处有地震。那是开始挺身昂首的时候,因为你们得赎的日子近了。”[路21:25-28]你们看到所多玛的迹象,这迹象以奥秘的方式把教会从组织中领出来。哦,自义的律法主义者的道路……但那正等候神应许的男人女人,有迹象运行在他们中间,因为永生的真神在辨明人心的意念。它是道;耶稣就是道。

71

“太初有道,道与神同在,道就是神。道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约翰福音》1章。对吗?

《希伯来书》4章说:“神的道比两刃的剑更快,连心中的思念和主意都能辨明。”
当道,当神的道,不是一半的道、部分的道,跟某个人造的信条混杂……“你们住在我里面,我的话也住在你们里面,凡你们所愿意的,祈求就给你们成就。”
但当真道彰显在你里面时,它是能辨明心中意念的。人们却称它是读心术、心灵感应。难怪他们称耶稣是别西卜。耶稣说:“我赦免你们。但当圣灵来行这事,一句话干犯它就永不得赦免。”
72

因此,你看到为什么我们把名字刻在那边某处架着的导弹上。你看到审判站在哪里。注意。我们注定要灭亡。葛培理那群人下去那里,向那位罗得传讲“从所多玛出来,离开所多玛,离开所多玛。”据我所知,也许这小伙子,或这人,并不知道。我想他大概三十七或四十岁,不,大概四十四或四十五。我不知道葛培理有多大。哦,他四十几岁。

但不管怎样,这些人可能没有意识到那是什么。瞧?就是这样。他是现今给那个教会的使者,没有意识到他必须像那样被呼召。他怎么……一切……你说:“那个名字跟这有什么关系?”为什么神改变雅各的名字?为什么其他人来到神面前时,神改变了他们所有人的名字?
73

“你名叫西门,从今以后你要叫彼得。你是扫罗,但从现在起你要叫保罗。”如果没有一些意义的话,那所有这些名字是怎么回事?

“哦,”你说:“那是数字命理学。”魔鬼有一个(是的。),神有一个。魔鬼所得到的一切,都是从神模仿来的。绝对没错。改变他的名字……
耶稣得胜后,他自己领受了一个新名。每个得胜者……当教会完全得胜时,主的启示开始变得对他们真实了。为什么他叫那个?为什么他今天是一位使者呢?当人……就像在伊甸园里,人因着自己的知识毁灭了自己。今天,他在做同样的事:用自己的知识毁灭自己。现在注意。一会儿我们就结束。我们有……其实还有三十分钟,但我们不需要占用那个时间。瞧,我想问你们一件事。
呐,他下去传道,那些天使下去了。另一位天使留在后面:使者。
74

一次有个传道人问我:“伯兰罕弟兄,你说那是神吗?”那是神。亚伯拉罕称呼他“以罗欣”。如果你想要跟亚伯拉罕争辩圣经的话,那没问题。但他说那是以罗欣站在那里,穿普通的衣服,喝牛奶,吃饼,然后在亚伯拉罕眼前消失。他是以罗欣。在证明什么?耶稣提到了这事,“末日以罗欣回到亚伯拉罕的种子里面。”

“所多玛的日子怎样(对蒙拣选的教会来说),将来也要怎样。”
75

对在所多玛的教会来说,也将如此。呐,我们看到他们站在哪里,不是吗?我们看到这些名字等等,准确完全地设立了我们所在的地方,接着他做了什么?此后马上,我讲过这个许多次了。我相信我为你们传讲过一次。神改变了亚伯拉罕和撒拉的身体,让他们变回到了一个年轻男人和女人。

呐,我们,我们知道那是真理。呐,记住。呐,让我在这里向你们证明它,好让你们不……你是否会对他们的样子有这样的想法:“他们当时活得很长。”
圣经在这里说他们俩年纪老迈,老迈了。当时,为什么撒拉说:“我岂能跟我主有这喜事?”亚伯拉罕,圣经说他的身体如同已死,他身体里的种子如同已死。以撒出生后四十五年,亚伯拉罕又生了七个孩子。请回答这点,好吗?
76

撒拉是个老妇人,亚米比勒,为什么亚米比勒爱上了撒拉呢?她说:“我,一个老妇人,年纪老迈。我,像我现在这么老,岂能再有这喜事?”当她走了三百英里的路程,去到那里,看见一个年轻的王,王爱上了她,那是王所看见过的最美貌的女子。神改变了她的身体。为什么?神必须改变她的身体,以便接受那个应许之子。按照秩序下一件事就是:身体的改变,被提。

呐,如果神只是对亚伯拉罕说:“呐,亚伯拉罕,我要把你变成一个年轻男人,把撒拉变成一个年轻女人。呐,你们只要继续往前走,生孩子,”会怎么样呢?他们生不出孩子的,因为他们年轻的时候就住在一起,他们没有孩子。他们没有任何孩子。他们这些年生活在一起。如果神把他们变回去了,他们还必须有一个不同的改变。哦!
77

什么?撒拉一百岁的心脏,不可能分娩。她身体的乳腺已经枯干了;她的子宫是不生育的。哦,我知道这听起来很奇怪。我知道它奇怪,似乎很奇怪。你能……如果一个小婴孩出生前,他在母亲的子宫里,说:“哦,我有祸了!他们告诉我说过几天我要出生,我要怎么办呢?他们告诉我说那是个大世界;有阳光,人们到处走。哦!我要怎么……什么会……我要怎么谋生呢?我从子宫这里获得生命。那么大的空间,我要怎么办呢?我有祸了!”那会怎么样呢?但如果他能想到那是什么样的,如果他能……当你一来到这边,然后回头去看,你永远不想再回到子宫去了。

78

那就像我们现在思想的:“那会怎么样呢?世界是什么?我们可以在那里把荣耀转变成……”嗯,他们能用望远镜观看一亿二千万光年的太空,那还不到永恒中的十六分之一英寸。哈利路亚!荣耀!但耶稣一念之间就从天降到了地上。荣耀!教会也将是一样的。以某个速度传播光……荣耀归神!你说:“怎么可能呢?”就像……我现在怎么知道?我现在唯一知道的是英寸、码、英里、日子、星期、小时、分钟。那是我们计数的方式。我们是在地球的子宫里。但等到我们出生在另一头。荣耀!一直等到这个改变来到。是的。空间要来……好像一刹那就从荣耀到了这里,以这样的速度穿过墙,甚至都不知道墙在那里。就是这样。那时这些永恒的事就很简单了。哦,它就不会有任何事了。是的,先生。

79

当亚伯拉罕的身体被改变,撒拉的身体被改变,就像之前还没有改变时一样。呐,我们都知道当耶稣来时,我们要在被提中被提上去。我们知道我们的身体要先改变。它会……它不只是回到年轻的男人女人,而是必须被改变,因为亚伯拉罕和撒拉的身体必须以某个方式被改变,才能领受应许的儿子。那是亚伯拉罕。他的身体必须被改变才能领受应许的儿子,经过称义、成圣和被圣灵充满,借着拣选被呼召,在他们中间彰显神的荣耀。他的身体被改变,以便接受应许的儿子。

80

哦,教会已经经历了称义、成圣、圣灵的洗,圣灵恩赐的彰显。现在是什么?神的灵运行在教会里,行耶稣离开之前所行的同样的事,是个应许。接下来是什么?改变。接下来发生在亚伯拉罕身上的是一个被改变的身体。他必须有这改变,不然他永远都得不到儿子。再下来发生在教会身上的事是被提。我们必须被改变,被提到空中与主相遇。我们不能在地上与他相遇;我们必须去到空中与他相遇。这是要来的儿子,应许之子。阿们!我们已经仰望他几百年了。有一天他要来。但给教会的下一件事是要被改变。我们有各种的迹象:称义、成圣、圣灵的洗、儿子设立、圣灵的彰显。现在是什么?身体改变等候被提。

81

哦!教会应当在荣耀中挥手,感谢神,感谢神,改变随时会来到。因为圣经说那是普世性的。耶稣说:“两个人在推磨,取去一个,撇下一个;两个人在田里,取去一个,撇下一个;两个人在床上,”表明那是在地球的另一边,这边是晚上,那边是白天,“取去一个,撇下一个。”被提将是普世性的,他们的身体要被改变。

我们的身体必须要被改变。我们不能只是转变成年轻的男人女人;我们必须有一个不同的身体,好让你能被提到空中,领受应许的儿子。那是教会、真正的教会现在正在等候的事。每个彰显,神对亚伯拉罕所做的事,他也对他的儿子做了,只剩下一件事,那就是教会的被提。
82

耶稣说:“当你看到这些事开始成就,就当挺身昂首。”抬头看!你的救赎已近。当耶稣提到这事,他说:“所多玛的日子怎样……”当你看到一位现代的葛培理下去所多玛,当你看到这些迹象开始显现在蒙拣选的教会面前,而剩下的教会却敌挡它,就当留意:被提的时候近了。无花果树在那边发嫩长叶……那个世代还没有过去,这些事都要成就。自从犹太人回到他们的故土,教会就已经进入了那个世代。我们处在末时了。

国家在分裂,以色列在苏醒。
先知所预告的迹象;外邦日子可数,
终日恐惧痛苦;哦,失散的人回到你自己的家园!
83

来,跟我们一起去迈阿密,有一个人,(他曾站在格陵兰,手中要释放毁灭和震动半个地球的原子弹,后来成了基督徒。)他要讲话。当他看见导弹出现在屏幕上时,他们认为那是俄国开始发射了。我们也准备好了。别的国家也准备好了。卡斯特罗,在那里充当傀儡,捣蛋,好让俄国能离那里足够近,让他们能发射原子弹和导弹等等。事情就在我们的眼皮底下。神的恩赐,神在他子民中间的彰显,行耶稣基督所行的同样的事,已经席卷了全世界。瞧?教会准备好了。呐,下一件事就是改变,被提到空中与主相遇。

改变,对那些正在仰望应许之子的人……今天下午你们是在仰望他、等候他吗?哦,我要留意,等候,要看见那个景象。他要再来了。
外邦日子可数,终日恐惧痛苦……
84

哦,有朝一日这个地球要炸得粉碎。它可能就发生在天亮之前。只有一件事,就是全能的神能够在下个时辰之前保守我们不被炸得粉碎。俄国在科学上领先我们太多了。正如那位新闻评论员那天晚上说的,不是俄国在那样做,也不是我们的科学家,德国人才是做这事的。在战争中,我们得到了一些,他们得到了一些。就是这样。他们现在有一个人去了……站在地上一颗人造卫星的小装置里……如果……他们可能有几百个。他们只要来到美国,说:“投降,否则就成为灰烬。”[原注:磁带空白。]投降,当然。会发生什么呢?俄国人会进入你的家,你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85

他们若不投降,会发生什么事?成为灰烬。那会在什么时候发生?从现在起一个小时后。但记住,在那件事发生之前……这就是你们不同意的地方。但在那件事发生前,耶稣会来接走教会。在有一点火星降在所多玛之前,罗得必须出来。在一滴雨水降下之前,亚伯拉罕必须进……我是指挪亚必须在方舟里。亚伯拉罕的日子,哦,是挪亚的日子,所多玛的日子怎样,人子降临的日子也要怎样。在事情发生之前,教会就被提了。阿们!他们在基督里,已经受审了。

有朝一日的早上,将会有人消失;有朝一日的晚上,将会有人消失;教会要被改变,被提到空中与主相遇。那时这群人有祸了!当原子弹席卷这个国家时,他们会因疼痛咬碎自己的舌头,把眼睛烧坏,像水一样流下来,因疼痛而咬舌头,尖叫,一个接一个的炸弹爆炸。你还能记得有多少是心灵感应,有多少是圣滚轮或狂热分子的。记住,神知道他在做什么。是的,先生。
86

接下来等候的就是那群蒙拣选和被呼召出来的亚伯拉罕的种子,他们认出了神在他子民中间的彰显,正站着等候。那将是被提到空中与主相遇的人。

让我们低头一会儿。如果今天这里有人还不认耶稣是个人的救主的,还没有被圣灵充满,神的启示还从未击中你的生命,你只是加入了教会,过着正直的好生活……你知道从前那些希伯来人、那些祭司,他们过着完全的生活。没有人能指责他们的生活。他们是圣洁、分别为圣的人,耶稣说:“你们是出于你们的父魔鬼。”
87

罪是什么?是不信。不信什么?神的道。呐,就是临到亚伯拉罕和他的种子的神之道。如果你还不知道神就是神的儿子,还没有重生、被他的灵充满,还没有从伊勒沙代、神的怀里汲取,为什么你不上来这里,站在这里呢?让我们跟你一起祷告,到时候传道人弟兄们会围着祷告。

现在你们愿意起来吗?我相信这劝说的时候已经结束了。如果你还没有接受基督,没有被圣灵充满,就上来。一个可怜的魂走向祭坛,那是个犹太人,下一个是埃塞俄比亚人。愿神怜悯。
朋友们,你怎么能听见了神的道还坐着不动呢?你没看到在大约五年前,科学就说离午夜只有三分钟了吗?
88

你知道神做了什么吗?他伸出……已经过了时间。他伸出手,停住了时间。他用手按住时间,好让教会做好准备。还有一些成员要进入基督的身体里。今天也许有一个在这里。那就是为什么我在这里。那就是为什么我被带领来到这里,为了尽力说服你们。我不是说:不要做天主教徒,不要做卫理公会信徒。我没有说让你属于什么。你可以属于所有那些或一个也不属于。但我要你被主的灵充满,如果你不是你的……请记住,那天我要与你相会。这些话要成为抵挡你的见证。都被录在神的录音带上,在他伟大的摄像机上。你站起来走开,离开了它,那天你将在神的镜子里看到自己。你愿意上来吗?

凭你意行!因你是窑匠,我是泥土,(忘了一切。现在来吧,我是泥土。)
陶我与造我,凭主旨意,我在此等候……
89

你顺服吗?“愿你的旨意成就,主啊。从我身上除掉所有的教会派性;从我身上除掉所有的刻板和宗派,主啊。让我成为一个真基督徒。”

凭你意行,主!思想与言行,听主指引!
圣灵充满我,显明基督,
常居我心内,作我君王。
凭……(神祝福你,女士。上前来,姐妹。)凭你意行,
因你是窑匠,(你们所有的天主教徒、浸信会信徒、长老会信徒、卫理公会信徒、五旬节派信徒。)
陶我与造我,凭主旨意,
我在此等候,安静顺服。
凭你意行,主!
90

呐,人们正在走下来,仍在上来,只要人们在上来,我们就要坚持。我不认为我们在这世上还有太多的时间来做这种呼召。

呐,请记住,我奉主的名说话。时候要到,你会呼求像这样的聚会,你将不会那么急着站起来,走出去。那时就太迟了。你将会走出去,进入没有神的永恒里,没有……
你们称我是先知,我从未那样称呼自己,你们叫的。主的道临到哪里?“先知”这个词是什么意思?“对神书写之道的神圣的启示者。”然而你把自己的解释拿来放在真道之上。神迹奇事会证明它对不对。神告诉他们怎么分辨。如果他们所说的成就,它就是对的,如果不成就,就不对。呐,你自己来判断。五旬节派,你最好逃向神,趁着你还有机会。你们只是接受某个想法:“我说方言了,”那就意味着一切。那就偏得跟卫理公会叫喊、跟路德派握手一样远。最好去到神那里。
我在此等候,安静顺服。
91

呐,记住,今天的下午这场聚会后,我跟所有人的血无干。聚会已经在芝加哥发出去了,我告诉了你们主如此说;我借着经文向你们证明了它,即我们处在末时了。呐,从今以后,我没有犯流任何人血的罪。我想知道底下有多少基督徒想走上祭坛,跟这些站在祭坛周围祷告的人一起祷告。你们被圣灵充满的人,谁想上来这里跟这些人一起祷告?

陶我与造我,凭主旨意,
我在此等候,安静顺服。
92

亚伯拉罕和他的种子,亚伯拉罕和他的种子。让我告诉你一件事。几天前,我去到了加利福尼亚一个大宗派教会、五旬节派宗派里。几个人来到祭坛,讲完一篇严厉的信息后,有四、五个人上来。四、五个罪人跑到祭坛上,倒在对方身上。我必须得乞求和劝人们上来跟他们一起祷告。我今天下午这么做是为了一个目的,看谁会上来。在大约三百人中,看什么人会上来祷告。嗯,我所出生的山区的肯塔基浸信会,竟让五旬节派为自己感到羞愧。要是有一个人起来走向祭坛,整个教会都会在他周围尽力……为那个人的进来而大大地感谢神。那我们就是亚伯拉罕的种子,但我们已经失去了我们曾经拥有的一切热心。明白我的意思吗?哦,神啊!

93

让我们低头。对你们在祭坛这里的人,我要你们现在把生命交给神。记住,我要在那个早上与你们相会。我要为今天下午的这个信息交账。从我的事工开始,我就在芝加哥,现在它要结束了。我不可能同时既是先知又是传福音的。一个事工很快就要代替它。

我一次又一次在芝加哥这里,站了一个又一个小时,跟你们心连心。你们听过我奉主名讲过的事,有哪个不是真理呢?如果有,我请你们来纠正它。没有,先生,没人知道。那么我奉主的名告诉你们的,在这样的条件下,如果你今天上来这里,那就是神带领你上来的。如果你全心地相信它,这就是你得拯救的时刻。我要你们谦卑,只要在神面前承认你所做的一切错误的事,说:“神啊,我对不起。现在我在这里,想要你赐给我圣灵的洗。求你应允。”
94

当你们在祭坛周围祷告的时候,让我们结束聚会。我要请会众和所有人都站起来祷告。你们在祭坛周围互相按手。你们跟这些人……

我们的天父,我们今天下午把果子或所捡的穗子带给你;很久以前地就收割了。我们像路得一样在捡穗子。我们布道的弟兄们清楚地知道这些事。我们这里的汤米·希克斯弟兄和奥洛·罗伯茨弟兄、葛培理弟兄……他们知道我们在美国只是捡穗子,看我们能不能在这里或那里找到一秆穗子。我们知道末了近了。
95

父神啊,这些上来的人,你在你的道中说:“到我这里来的,我总不丢弃他。”还有,“若不是我父先吸引人,就没有能到我这里来的。到我这里来的,我要赐给他们永生,在末日叫他们复活。”[约6:37,44]那是你的应许,主啊。

作为你的仆人,我把这信息的果子—这些在祭坛上的寻求者交给你。我借着祷告把他们交给你,主啊,作为你的仆人,同你的所有这些仆人们一起,他们站在这里,是你复活的见证人和神大能的见证人。主啊,我们站在这里,从我们心里深深地、真诚地相信你是神的儿子,相信你要来了,我们在国内看见和听见的这一切可怕的景象正在摇动,看到以色列回到她的故土,列国不安,看到神秘的景象出现在华盛顿上方。可怕的事出现在地上,困惑的时候,邦国之间有困苦,困苦,这样的困苦……他们都如此紧张,不知道要做什么。每个国家都有原子弹、氢弹,隐藏秘密,只是等待别的国家做出一个举动。
96

有一天,一个错误,喝了太多的伏特加酒或什么的。然后一颗导弹就会飞进屏幕里,它就从这里发射出去了。神啊,你应许了我们,我相信你。挪亚站在方舟的门里,向一群将死的人传道。今天,真正重生属神的人站在耶稣基督这门里,指给人们看这条出路。不是一个教会,不是一个组织,而是这门—基督。愿这些人现在归向这门,敲门。我们知道将有一只欢迎的手伸出来,说:“来吧,你们这蒙我父赐福的,进入创世以前为你们所预备的快乐,因为除了神预先所知道的人,没有人能来。”他们今天下午来了,我作为你的仆人和你的子民,把他们交给你,主啊,求你应允他们每个人。奉耶稣基督的名。

97

这里的每一个人,当你们在祭坛周围的人凭着信心,凭着信心,你不需要在心里感觉到一样东西。呐,你是怎么上来这里的?是神在会众后面吸引你上来这里。耶稣说:“若不是我父先吸引人,就没有能到我这里来的。那听我话、又信差我来者的,就有永生。”只有一种形式的永生,那就是圣灵。

呐,如果你全心地相信神会赐给你圣灵,请举手,说:“主啊,感谢你。我现在来这里领受圣灵。”
你们所有在会众中跟他们一起相信的,请举手,说:“主啊,我们站起来准备接受圣灵。”
汤米·希克斯弟兄,我要你现在来,在这里为他们献上祷告。是的,先生。所有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