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0410 会谈

1

神祝福你,弟兄。今晚又回到主的家中,这是个极大的荣幸,来服侍你们这些拥有跟耶稣一样宝贵信心的弟兄姐妹。昨晚我留你们太长时间了,我认为这大部分是我的责任。我得了聚会时间长的名声。我从未举行过比整个晚上更长的聚会。我从未占用过那么长的时间。我有点赶上使徒保罗了,当时他讲了整个晚上,那个男孩从窗台掉下去摔死了。保罗伏在他身上,他就活过来了。

所以,有人对我说,他说:“伯兰罕弟兄,你讲道真是有点时间太长了。”哦,我有那么多要讲的,我实在无法一次就把它都讲完。我实在……自从基督用他的同在充满了我,哦,我实在有太多要说的了。
2

今晚,我们要尽量让你们早点离开,因为我想到要关心那些路远的人,你们还得去工作等等。也许这个星期的晚些时候,我们要把时间加长一点。

呐,昨晚我们为病人祷告过了,或我们称之为……许多时候被称作是医治聚会。当然,我们不……我们知道我们不能医治任何人,只是为他们祷告。我还从未医治过任何人,但我确实有一些回应我祷告的答复,看到主医治病人。所以,那就是为什么我来到这里,想要围绕这些事跟你们交通。
不但要身体的医治,还要魂的医治,这比身体的医治重要的多。呐,如果你活的足够长,你还会再生病,这是可能的,因为疾病……圣经说:“义人多有苦难,但耶和华救他脱离这一切。”[诗34:19]所以,我们被应许过会有许多苦难,但也会从苦难里被拯救出来。
3

在讨论已故的杰克·科的时候……许多人都知道他。他是我一个非常亲密的朋友。我很尊重杰克弟兄。他拥有(原谅我的这个表达)斗牛犬般的信心,持守在医治上。他会……有人拄着拐杖上来,他自己有一把斧子什么的,他会把拐杖劈开,砍碎,然后才为他们祷告。他不用再拄着拐杖离开了。如果他们走不了,他们可以爬着走,直到他们得到足够的信心……

他把一个小铁砧和锤子放在那里,有人带着眼镜上来,为眼睛接受祷告,他就伸手把眼镜取下来,用铁砧把眼镜打碎,扔到一边去。
4

后来他在佛罗里达州陷入了麻烦。撒但给他设了一个陷阱,找了一个被他扔掉支架的男孩。当然你们知道这故事。高登·林赛牧师当时就在法庭上,法官说:“你宣称那男孩得医治了吗?”

杰克弟兄说:“他得医治了。”
“哦,”法官说:“没有像这样的事。”
他说:“当我从他身上取下支架时,他从讲台上面走过去了;他说他得医治了。”
法官说:“呐,如果你能找出一节经文,在那里神行了一件那样的事,就像这件得了医治的事一样,类似那样,事情只是持续了一会儿,哦,我就会撤消这个案子。”
林赛弟兄站起来,说:“我可以拿出一节经文。”
他说:“让我们听一听。”
他说:“一天晚上,在暴风雨的海上,耶稣告诉彼得从水面上走到他那里去。一开始走的时候……当他信的时候,他就在水面上,但当他怀疑的时候,他就下沉了。”
5

所以就是那样的。于是法官撤消了案子。关于这点不再有问题了。绝对是的。瞧,他……只要他在走,就没事;但当他开始怀疑时,就掉下去了。

神的医治就会持续那么长时间:只要你相信。救恩就会持续那么长时间:只要你相信。
不久前,有人对我说:“伯兰罕弟兄,我不管你拿出什么,你说什么或其他任何人说什么……你可能叫十个死人复活,使每个残疾人都能走路,我仍然不信。”
我说:“你当然不信。它不是给不信者的;它只是给那些信的人的。”就是这样。它只是给信徒的。
耶稣说:“给那些信的人。”不信者根本不包括在内,瞧。你真是可怜。某处出问题了。所以,如果你是个信徒,哦,它就是给你的。如果你不是个信徒,那它就不是给你的。
6

有人说:“你会……”一天在外面街上,他说:“你能说出站在街角的这个人,他有什么问题吗?”

我说:“你知道,神取去他的人,却从没取去他的灵。”他降在以利亚身上的灵降在了以利沙身上,然后又在约翰身上。在耶稣身上的灵又降在教会身上,一直贯穿在整个时代中。撒但也在做同样的事。他取去他的人,却从没取去他的灵。我说:“我刚想起来,那天早上他们在院子里拿一块布蒙住耶稣的眼睛,用苇子打他的头,说:’你说预言,告诉我们打你的是谁,我们就信你。’耶稣从未开口说一句话,因为他不给人扮小丑;他只顺从神。”瞧?
7

撒但对耶稣说:“你若是神的儿子,哦,就在我面前行一件神迹。让我看看。”你们听过这种话。瞧?请记住,那是魔鬼,瞧?那是魔鬼。瞧?他说:“你若是神的儿子,就行一件神迹,变出面包,把这块石头变成面包,我就信你。”

耶稣说:“经上记着说:’人活着不是单靠食物。’”
后来在十字架上,撒但和那些祭司说:“你若是神的儿子,就从十字架下来,我们就信你。”
他本可以下来,但他那样就是在顺从撒但了,瞧?他没有照着撒但说的去做;他照神说的去做。神的仆人也做同样的事,完全顺从。所以,当你听到那些评论,要记住它是从哪里来的。
不要,不要轻视人,而要为他们感到难过,他们处在完全的黑暗和瞎眼中,也许是被预定受刑罚的。什么?那很糟糕,是吗?所以我们感到难过,只要继续前进,要谦卑,做基督徒。
8

呐,今晚我想对你们讲一个小主题,也许有点……直到让我们的会众得到一些平衡,并开始把所有的迷信清除掉。

昨晚我想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多人在响应圣灵,那很好。当然,我可以数点出这里至少有十二个人认为那是恶作剧,或是类似那样的想法,不管怎样你总会有那种人的,你知道。所以,你只要别让那人干扰那些相信的人。他们是不信者,不信的人,正处在坏的境况里。所以,只要为他们祷告。
但今晚,我想讲讲“会谈”这个主题。
呐,我想读《以赛亚书》1章18节的一节经文。
18耶和华说:你们来,我们彼此辩论。你们的众罪虽像朱红,必变成雪白;虽红如丹颜,却必如羊毛。
这是个非常熟悉而古老的福音主题。也许你们的牧师传讲许多次了。我想它是旧约最出名或最令人同情的一个题目。神想要跟人们举行一次会谈,把事情弄明白。创造天地和其中万物的耶和华神,要求跟人举行一次会谈,“我们来辩论,看它是什么样的。”
9

最近我们听到过很多会谈。有那么多的会谈,有很多会谈在全国和全世界举行。几个星期前我在伊利诺斯州的维萨利亚,哦,是几个星期前在加利福尼亚州的维萨利亚,我们得到了兵工厂的房子,有点像这么大,或更大一点。

10

第一个下午,有那么多的人挤进来。天黑之前,他们就拒绝了几百人。第二个晚上将近有两千人,所以我们再也不能在那里呆了。我们去了邻近城市的游乐场。那天下午三点的时候,就有很多人在那里了,他们不得不关上大门,那天下午三点后就不让人进来了。所以,都是蜂拥而入。

11

现在他们计划在邻近的另一座城市盖一幢大建筑作为市政礼堂。我忘记它花了几百万美元,我猜也许高达两千五百万或三千万美元。他们说,或是在电台和报纸上宣布,两年之内他们就能通过开会还清建筑款项。由于他们要得到这个重要地方,许多大俱乐部要在那里举行会谈、当作住所等等……已经要提前几年预订,把来这座城市举行这些会谈、会议等等的钱拿给这座城市中的人。

12

我们发现,这末日有许多的聚集,比过去更多。我想,这是神的子民要开始更多地聚在一起的时候。神说:“来吧,我们彼此辩论。”瞧,我想,这是众教会聚集、把我们的小分歧拆毁的时候。我们聚在一起,合而为一。耶稣祷告,愿我们能合而为一。“你们若有彼此相爱的心,众人因此就认出你们是我的门徒了。”我想现在就是时候了,在这个时候,我们应该聚在一起,成为一体,因为我们不是分开的。我们有不同的想法,就像我们的拇指指纹不一样,我们的胃口也不一样;但是,原则上我们都是人。在基督信仰上就是这样。我们的组织有分歧,却是一体的。我们是一体的,因为我们是神的儿女,从他的灵而生,在他的宝血中洗净。

13

那就是为什么我们今晚在这里,出现在一次会谈中。这是我们聚在一起的会谈。我们在国家中举行会谈,列国之间。在上次世界大战中,你们许多跟我一样年纪的人和年轻一些的人,都能记得第二次世界大战,当时他们举行了会谈。

我们想知道是什么会谈。他们的目的到底是什么?是他们叫最有智力的一群人聚在一起,尽力制定一些策略,做一件事。他们通常举行……在危机的时候,就是他们召集会谈的时候,是在危机的时候。这就是在永生神全世界的教会里举行一次会谈的极好时间,不是吗?因为我们面临这些危机:共产主义和各种事情,世界的各种主义。教会正在冷淡。现在就是我们聚集辩论,聚集谈论这些事的时候。
14

呐,他们称其中的一次世界会谈为四方会谈。你们许多人记得那个,就是四大巨头聚在一起的时候。我们自己亲爱的德怀特·艾森豪威尔,我们的总统,还有邱吉尔和世界其他巨头,叫作四方会谈。出现了危机,列国……热爱和平的国家处正在危险的时刻,希特勒和纳粹几乎使世界毁灭。热爱和平、敬畏神的人,我们伟大的产业,处在危险中。因此,他们聚在一起举行会谈。

15

有日内瓦会谈。我们都能记得日内瓦会谈,还有巴黎会谈,他们是怎么做的。他们看到危机出现,然后他们尽他们所知道的召集会谈。列国的领袖聚在一起,彼此辩论他们要做什么。他们选择某个地方,某个能启发灵感的地方。

他们进入这个地方详谈,汇集他们的想法,他们怎么能聚集成为一个大领导者,一个大国,一支大军,大家联合成为一体。
那将是……如果神所有赎回的教会可以聚在一起,做同样的事,我们就可以做一件大事。所有人都放下我们的小想法和让人们分开的小分歧,我们就可以聚在一起成为神的一个大整体。共产主义就会逃离,其它所有的主义都必逃离,就是当神的大军聚在一起的时候。
16

呐,我们发现,在这些聚会的地方,他们尽力找一个能启发灵感的地方。我……我到过他们举行日内瓦会谈的日内瓦。它确实是一个能启发灵感的地方。你所处的地方有一些东西,你周围的环境形成一种气氛,对你大有帮助。

17

我能想起我生命中最愉快的时光(我是个不着家的人),就是去到外面的山上,观看日落,聆听野生动物的叫声,听鸟叫。那是启发灵感的,是会对你有所帮助的事。

我们可以去那些地方,我们可以因聚集在一起而得到灵感,就在聚会的地方。我们一些人变得冷淡或有点与众不同,星期三晚上远离祷告会,却呆在家里看某个不该上演的电视节目。人们迷恋那个,呆在家里不去参加祷告会,为了看一些愚蠢的节目。
因此,我们要在这些复兴中聚集,要把我们的恩赐和事工合在一起,为了复兴汇集它们,给人们带来灵感,为了真正复兴的爆发而聚在一起,或者是回到教会的家里,因为我们离末时很近了。
我们临近末时了,这是众所周知的。呐,我们举行一两个晚上,就会摸清楚这些聚会,看到圣灵要往哪个方向带领,我们就会深入进去讲,若主愿意的话。
18

但现在,灵感,它是你能进到里面的条件,但要得到灵感……我是个酷爱户外的人,我喜爱爬上山,听野生动物的叫声。从我孩提时起我就爱它。不仅仅是为了猎物,而是在林子里,因为那里有一些能启发我的东西。

19

几年前我在科罗拉多州,我在一个机构里作了几年的向导,领人们出山。一天,农场主和我回来迟了。许多的……我们走进度假的地方,打到了鹿等等,出去,然后回来,上到深山之中。那是我每次上去跟主举行私人会谈的地方。当我远离一切世俗的时候,他总是指给我看一样东西,或是吸引我亲近他。

今年雪下得有点迟,麋鹿群在很高的地方。山顶上有雪,所以我必须去到高处才能找到麋鹿。一天下午在上面……那是十月底。山下的颤杨干枯得就像爆竹一样。我向上爬,走进雪地里。上面的天气变化得非常快;可以一会儿下雨,然后下雪,接着又是阳光普照。那里出现了暴风雨,我躲到一棵树后面,把枪放下,一直等到风刮完了。
20

我正好在林带分界线的一棵被风刮倒的老树旁边。那是树木能生长的最高地方,然后你就进入了矮小的云杉地带,等等。我奇怪怎么……我坐在那颗树后面,聆听狂风呼啸,在那里思想主,是在一棵大松树后面。不久暴风雨止住了。我站起来,四处张望。

我想要追赶的大麋鹿群,在暴风雨期间已经分散了,我能听见公麋鹿叫春的声音。哦,听到那些家伙叫春的声音,那里面有一些东西会把生命的气息放进你里面。我对它们很尊重。然后在山上我听见狼的嗥叫,它的配偶在山脚回应。朝西边看去,太阳正在下山,那只巨大神奇的眼睛正在望向群山间的交错之处,看起来像神正在朝着山顶上蓝色的地平线观看;接着看到风刮过的地方,水已经在常青树上冻住了,形成了一道横跨峡谷的彩虹。
21

哦,看到那一切,我就像孩子一样控制不住,开始哭起来。神在那里,他在彩虹里,在约的样式中,作为阿拉法和俄梅戛、碧玉和红宝石、流便和便雅悯、首先的和末后的。神在那里,在狼里面嚎叫;神在那里,在麋鹿里吼叫。你在那里看到的一切,似乎都是神。

那是我喜欢得到灵感的方式。去到高高的地方,单独跟神在一起。从我所在的地方下到拴马的地方有好几英里,我下去要花两天。但我就呆在山上,单独跟神在一起。那天晚上我就睡在山里。
22

当我们在那上面时,有一种真正欢喜的灵降在我身上。我想这对你们五旬节派信徒来说是不奇怪的。我太高兴了,把枪靠在树下,开始围着树奔跑,尽力地跳跃,放声叫喊:“赞美主!赞美主!”我想,如果有人走进树林里,他们会认为有个精神病人在那里。

我绕着树奔走,拼命地走,叫喊,踢打着松针。我必须在某处释放我迸发出来的压力。那是……我的确过得很愉快,因为我就在神的同在中,跟他一起举行会谈,只是说:“你真伟大!你真伟大!”
23

“你无处不在。你在天空中,在太阳的神奇的眼中,来回穿越地球。你在彩虹里;你在狼里;你在麋鹿里;你在风中;听到风刮过那些松树,仿佛要说:’亚当,你在哪里?’”瞧,在各处运行。灵感,跟神举行真实无伪的会谈。

突然,我被打断了。我很不喜欢在这个时候被打断,所以……我很想喊出来,喊到我完全满足了。当时我看到,有一只小松鼠。哦,它是个小捣蛋,大约这么长;是树林里穿蓝制服的警察。它会吓跑那片区域里的一切动物。它们都听到过它叫,因为它总是准备对着某个东西吱吱地叫。它跳上那里的一根老树桩或圆木,打量着我,拼命地叫起来:“吱吱,吱吱。”
24

我想:“哦,这个小家伙怎么啦?”我说:“你不喜欢那个吗?”我说:“那就看这个吧。”我又围着树一圈一圈地跑。它越发地吱吱叫。我说:“小家伙,我正在赞美我的造物主。”我说:“我正跟主一起过着大好时光。我们正在这里举行一场会谈。我告诉他我倒空了,他正在充满我,瞧?事情就是这样运行的。”我又围着树一圈一圈地跑。

我碰巧注意到,那个小家伙不太在意我,它一直在把小脑袋扭向旁边,小眼睛几乎从脸颊上鼓了出来,像这样往下看。哦,我停下来,我想:“什么在打扰我?”我往下看那棵被刮倒的树。在暴风雨期间,一只大鹰被迫落在树林里,一些树叠在那里,几年前被刮倒了。松鼠正在对这只鹰吱吱叫或是发牢骚,大鹰从树林里蹦出来,它抬头看着我,跳到了圆木上。
25

我想:“哦,你这么神圣干什么呢?”我像那样看着它,想:“哦,神啊,为什么你让我停止敬拜和叫喊,去看那只老鹰呢?”哦,一只鹰……神把自己比作鹰,称他的先知是鹰,因为鹰飞得比其它任何鸟都高。没有东西能跟得上鹰。如果隼想要跟着鹰,它会在空中散架的。没错。

哦,鹰有眼睛,使它飞到上面,能看得见。那是为什么我说,任何跳的人,只能跳得跟你能活的一样高,你知道。就是这样。因为当你去到上面,却看不见东西时,上去对你来说有什么益处呢?没有任何益处。所以,鹰到了上面,它有一只眼睛,在上到那里之前就能看见老远的东西。那就是神把鹰比作先知的原因,哦,是把先知比作鹰;他称自己是耶和华鹰,我们是小鹰。
26

呐,鹰和鸡之间有很大的差别。它们都是鸟,但其中一个是属地的,另一个是属天的。所以,那是有很大差别的,它们大约就像堂兄弟之类的。所以,如果鸡不能让它的脚离地,不要在意;它一开始就只是鸡,你知道。它永远到不了上面,不会知道能飞到天上的鹰所知道的东西。

所以我观察这家伙,它站在那里,用一只灰色的大眼睛注视着我。我想:“哦,有一件事我佩服它,它不害怕。”我厌恶懦夫;神也厌恶。一个人得了医治后,却害怕见证这事,神救了一个人,而他却耻于告诉人说他得救了、被圣灵充满了,我就会对他的救恩没多少信心。所以,当你真的得到了,你就会想要告诉人。你不能闭口不言。教会需要的就是里面有更多的圣灵和火来驱动,驱动教会。需要火来驱动教会。
27

这个老家伙,我观察了它一会儿,过了一会儿,它明白了我是在佩服它之后,我对它说:“喂,你知道我可以在你离开那圆木之前打中你吗?”只是要看……看它是不是怕我。它不怕,只是站在那里。我注意……“是什么使你对自己如此确信呢?”我注意到它不断地拍动翅膀,感觉所有的羽毛都很牢靠。因为它对那双翅膀有很大的信心,它知道它可以在我手拿到枪之前就飞到那棵树上。在那里我学到了一个功课。我想:“在这里的会谈中我也学到了一些东西。”瞧。

28

呐,鹰有神给它的两个翅膀,它对那两个翅膀有信心;它知道它能用那两个翅膀做什么,它根本就不怕我。它知道它能在我伸手拿枪之前飞到那棵树上。

29

我想:“如果靠着神给它的两个翅膀,那只鹰就知道它能在我对它做任何事之前逃离那里,何况一个领受了圣灵的基督徒呢?”只要你能感觉到神的同在环绕着你,一切都有序地运行,(“那些在基督耶稣里,不随从肉体,只随从圣灵的人,就不定罪了。”)当你感觉到那个状态在运转,就不要担心撒但会做什么。那时你就知道你状况良好。

所以我那样观察它,渐渐发现它不怕我,但它很不喜欢那只地上的松鼠,小松鼠站在那里一直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地叫,好像要把鹰撕碎一样。嗯,它做不了任何事,它太小了。鹰可以把它抓起来,把……嗯,它的爪都比松鼠大。所以,小松鼠跳上跳下,好像它要把鹰撕碎一样,只是在吓唬它,你知道。
30

最后,老鹰受够了。它跳了一大步,拍了两下翅膀,然后展开翅膀。我站在那里观察那只鹰,最后我哭了。鹰从未不断地拍动翅膀。它只是拍了两下,就飞到了林带分界线上面,然后它知道如何在山上吹下来的气流中展开翅膀;气流一直托着鹰,直到鹰变成了一个小点。它从未动一下羽毛,它知道要做什么。

我想:“岂不是那样的吗?不是加入卫理公会,然后加入浸信会,再加入神召会,加入神的会。不是拍动、拍动,这里拍拍、那里拍拍。而是知道如何在神的大能中展开信心的翅膀,当荣耀涌来时,就骑上去,一直向上。”
远离那些属地的金花鼠,它们说:“吱吱……神迹的日子过去了;没有神的医治这回事;再也没有圣灵了。它是给很久以前的使徒的。”只是展开翅膀飞走,一直飞,直到你再也听不见它了。那是我们想要跟神举行的那种会谈,会把我们举到阴影之上,让我们离开,直到所有的批评等等,你再也听不见它了,跟神一起关在里面。你不用加入这个,加入那个。只要知道如何持定你的信心。
31

是的。只要持定你对神话语的信心。当旧约和新约在那里展开,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当神的大能闯进来时,就骑在它上面。只要上去,上去,一直上去。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他不可能失败。

哦,这些会谈,它应该成为我们众人常常祷告的理由。我们不该只是让会谈发生,而不为它祷告,不管是国家的还是教会的,无论是什么。我们应该一直祷告。
32

我的一个传道人朋友,好基督徒弟兄,当日内瓦会谈……他一直在收音机旁等候,要听会谈的结果,因为我们的国家处在危难中,我们的先祖争战的伟大产业处在危难中。他是个公义、敬虔的好人。他一直坐着听。

有人敲门,是个现代的嬉皮士,留着胡须,脏兮兮的。美国孩子怎么可能去追求像那样的东西,然后去到外面……敲他的门,说:“先生,我来这里出售我的诗歌和唱片,”他说:“他们不愿听我。我连一个听众都没有。他们告诉我你是一个有影响的人,是这城里有影响的人。”
他说:“好伙计,进来坐一会儿。我正在听那些结果。”但是,哦,他不肯安静站着。不,先生。那歌比国家的结果更重要。
33

今天许多教会成员就变成了这个样子,发生在人们中间的乱七八糟的小事比永生神的真实教会更重要。让我们忘了我们的小事,飞走。让我们聆听结果。

34

呐,他们在这里举行了另一次会谈,我想讲一讲:他们上次在联合国大厦举行的会谈,东方和西方在会上相遇,赫鲁晓夫在会上脱掉鞋子,用鞋敲桌子。艾森豪威尔和赫鲁晓夫相遇,艾森豪威尔代表五个自由的世界,赫鲁晓夫代表东方共产主义世界。那会谈从许多人头顶上越过去了,他们不祷告,不关心它。

你是否刚好注意到,那是一个直接了当的答案,是一个直接了当的预言在那个时候应验了。那是个直接了当的预言。东方和西方准确地应验了《但以理书》所说的,将有十个王国……不会混合,像铁和泥不会混合。“赫鲁晓夫”这个词在俄语中的意思是“泥土”;艾森豪威尔这个词在英语中的意思是“铁”;铁和泥不能混合。
35

哦,当我们看到这些事临近时,我们应该屈膝,呼喊:“主耶稣啊,立即为我们做一件事吧,使我们能尽力把最后一个能被领进来的人拉进神的国里,”聚集在一起,举行会谈、聚会,聚集在一起,整夜祷告。今晚教会的问题是,我们只是跪下祷告,打几个哈欠,太困了,疲倦了,然后不得不回家睡觉。

36

不像早期的五旬节教会。他们整天整夜祷告。我遇见一些来自五十年前的老一辈,他们说他们整天整夜祷告,走在街上。今天,我们变得正统了,要跟大教会比较,那就是我们犯错的地方。我告诉你,五十年前的教会要比今晚的教会在更好的秩序中,等候主的再来,因为我们是老底嘉教会。我们晓得这是我们生活的时代。那是唯一的教会,耶稣被发现在他自己的教会门外敲门,想要回到自己的教会里。

37

我们的分歧,我们弟兄关系的分离,我们那样去追求世界上的事而不追求神的事,已经拒绝了耶稣。我们本该早就进到了迦南地,但现在我们还在旷野,像从前的以色列人一样四处游荡。我们本该有各种的恩赐、神迹、奇事在我们的教会里。反过来,神兴起一件事,我们大家却害怕它,走开了,说我们不明白这些事。

你认为他们在旷野四十年都在做什么?一圈圈地行走在同样古老的土地上。我们已经看了《使徒行传》2章和4章,《使徒行传》2章和4章,《使徒行传》2章和4章;我们陷入了死循环。我们当继续前进!应许之地就在那里。“凡你们祷告祈求的,无论是什么,只要信是得着的,就必得着。”[可11:24]《使徒行传》2章和4章是对的,但它不是全部。没错。还有更多的东西。那是……圣经中的每一个应许都是我们的,是主耶稣赐给我们的,他大能的手正在掌管时间,让我们得着那赐给我们的地。确实是这样。
38

会谈。哦,当世界举行会谈时,他们聚在一起,他们做什么?他们通常喝一些威士忌、鸡尾酒,吃喝说谎,欺骗,互相欺骗,制订各种不同的计划等等,笑里藏刀,正如圣经说他们要做的。

39

但当神举行会谈时,发生了什么?人们禁食祷告,等候命令,然后行动。我们一直在谈世界的会谈、国家的会谈。有很多会谈是我们可以想到的,但让我们想一些神所举行的会谈。让我们来说几个这种的会谈。

让我们想想当第一个紧急事件出现时,神所举行的第一个会谈。我们称之为伊甸园会谈。那是第一个紧急事件,有话传到天上,说神的儿子和女儿,即神放在伊甸园里的孩子,已经从他们恩典的位置上掉了下来,离开了神,堕落了,赤身露体。天也无法留住神了。他降到了地上,在园子里四处行走,呼喊:“亚当,亚当,你在哪里?”
40

当时人真实地表达了他是由什么做成的。他不是走到神面前,说:“我错了,父啊,我做错了,”他反而藏了起来,把自己裹在一些无花果树叶里。那正是今天的人们想要做的。他不是走出来,说他是个不信者,反而试图说:“我是长老会的、浸信会的、卫理公会的、路德派的,”或别的什么。他不是把自己裹在神的义中,承认自己的罪,说他错了,是不信者,反而试图藏在某个教会神学后面。从后面出来吧,亚当,不信者!注意,然而那正是他做的。

注意,神从未差一位天使下来找他的孩子;他亲自下来。那是真正的……我想今天的原因……今天,在今日现代派的宗教中,今天社会宗教支配着全国,潜入了各种不同的宗派里,他们想要……他们想要把耶稣基督的神性拿走,只把他当作一个人。
41

不久前我跟一个妇人交谈。她说:“我欣赏你的信息,伯兰罕弟兄,但你太专注于耶稣了。你太夸大他了。”

我说:“我纵有千万舌头,也不足以夸他。”我说:“他配得我所能夸的一切。”
她说:“哦,有一件事;你想要把他当作神。”
我说:“他就是神。”
“哦,”她说:“他只是个人。他是个好人。”
他们不相信他赎罪的血。听着,如果那是一个犹太人或外邦人的血,我们就失丧了。那是神自己的血;他既不是犹太人,也不是外邦人;他是神彰显在肉身中。绝对没错。
42

发生了什么事?血是从男性来的。我们知道这点。母鸡可以下蛋,但如果它没有跟公鸡交配过,蛋就永远孵不出来。它是不育的。妇人所生的婴孩包在她的血中,却没有一点她的血。血红素是在男性里。所以我们可以……

就像春天到了。我们注意到母鸟出去筑窝,下了满满的一窝蛋。它可以趴在蛋上孵蛋,以至于它虚弱得都无法从窝里飞出去,极其虔诚,极其尊重它的蛋。它这样翻动蛋,那样翻动蛋。它快饿死了,但它怕那些蛋……如果它从窝里飞出去,那些蛋就会暴露。它是个忠诚的母亲,尽力孵那些蛋。但如果雄鸟……下蛋的雌鸟没有跟雄鸟交配,那些蛋,不管它怎么孵那些蛋,怎么善待那些蛋,那些蛋都会烂在窝里。绝对没错。
43

那正是今天许多冷淡、形式化教会的问题。他们有满满的一窝烂蛋。他们唯一的东西就是公开表白信仰,却从未跟配偶耶稣基督同房。唯一要做的,就是清扫窝,跟教会的配偶耶稣基督连上的男人女人一起,重新开始。

当他们没有可以用来相信的东西时,他们怎能相信神超自然的大能呢?我南方的老母亲告诉我,说:“宝贝,你无法从萝卜里得到血,因为它里面没有血。”你怎么能从一个根本没有信心的人里面得到信心呢?如果你从未从神的灵重生,你就不会知道我们主耶稣基督复活大能的基本原则。是的。他们不明白。哦,我们有这样的人。他们是教会里捐钱很多的人,我们立他们作执事和别的,要孵化他们,他们一开始就是不信者。
呐,看到交配的季节,那是多么真实啊!配偶……现在应该是交配的季节,是教会跟基督连接在一起,得到真实无伪的圣灵信心的时候了。
44

这个女士对我说,她说:“伯兰罕弟兄,你说你是个基要派的,你只说圣经所说的,并会持守它。”

我说:“是的。”
她说:“我可以向你证明他不是神。”
我说:“如果他比神小一点点的话,他就是这世上曾经有过的最大的骗子。”我说:“圣灵,神荫庇了童女,在她的子宫里创造了一个血细胞;这血细胞就是神的儿子。借着那血,我们的罪得赦了。那童女没有跟男人同过房。她说:’我还没有嫁人。’那是神自己跟人一起支搭的帐棚,神自己。”
她说:“你使他成为神了。”
我说:“他就是神。”
她说:“我要用你自己的圣经来证明他不是神。”
我说:“让我听你讲出来。”
她说:“在《约翰福音》11章,耶稣去到拉撒路的坟墓那里,圣经说:’他哭了。’如果他是神,他就不可能哭。”
“哦,”我说:“女士,那比用一只饿死的小鸡的影子做成的汤还稀。”我说:“你怎么能把神学奠基在那个上呢?”我说:“他既是人又是神。”从来没有人见过神,只有在父怀里的独生子将他表明出来[约1:18]。神在基督里,使世人与自己和好,绝对没错。
45

我说:“当耶稣去到拉撒路坟墓那里时,他像人一样哭了,这是真的;但当他挺直那瘦小的肩膀,看着那里,说:’拉撒路,出来,’一个死了四天的人站了起来,活了过来,那比人大多了。那是神通过他的儿子说话。是的。那是神在他里面。那天晚上他从山上下来,饿了,在一棵树上寻找吃的东西,他是人;当他饿了时,他是人。但当他拿五饼二鱼喂饱五千人时,那比人大多了。那是能创造的神。不是另一条鱼,而是煮熟了的鱼;不是另外的面粉,而是烤好了的饼。他是造物主——神。”

46

他是个人,那天晚上躺在小船后面,当时魔鬼发誓,他们要淹死他,也许海上有一万个魔鬼说:“我们现在让他睡了,我们可以淹死他。”小船在暴风雨中像瓶塞一样颠簸摇晃。他们想:“现在我们得到他了。”他是个人,当时他困了,累了,因聚会而疲惫不堪,但当他脚踏在船的帆索上,举目说:“住了吧,静了吧,”风和浪都听从了他,那比人大多了。

当他死在十字架上时,他像人一样哭喊:“我的神,求你怜悯!我的神!我的神!为什么离弃我?”他死的时候是个人;但在复活节早上,他拆除了死亡、阴间和坟墓的封条,复活了。
哦,这点给有史以来的每一个诗歌作者带来了灵感。任何有所成就的人都相信耶稣是神。这点给历代的诗人和先知带来了灵感。一位诗人写了一首诗,这样说:“每逢思念奇妙十架,荣耀救主在上悬挂,从前名利,我看如土。”
47

埃迪·佩罗尼特说:“何等权柄,耶稣尊名!天使全数俯伏;献上冠冕,同心尊敬,他作万有之主。”

另一位瞎子芬尼·克罗斯比说:“别忘记我,慈爱救主,请听我祷告;当你正向别人呼召,莫把我弃掉。你是我的安慰源头,于我比生命贵;
除你之外,在地何投?在天何所归?“
另一位写了这首诗:“降生,他爱我!受死,他救我!埋葬,他带走我一切罪愆!复活,他使我称义,永脱罪权势!一日他再来,我得福无边!”任何相信耶稣是神的人……确实。
48

哦,当神在伊甸园举行会谈时,他的儿子失丧了,他的孩子失丧了。那就是除了自己,神不将救赎委托任何天使或其他任何东西的原因。我们得赎是借着神的血。呐,那血细胞,就是它能使我们坦然无惧地站稳在神的道上。就是它,能使我们面对鬼魔和敌人坦然无惧地行走,因为我们知道我们上来,是被主耶稣的血遮盖,耶稣的血里有神的能力。

呐,留意他,我们看到这次会谈,神走进了伊甸园的门。一件事必须发生;出现了紧急事件。他的孩子失丧了;不知道要做什么。神降在园子里,开始寻找他们。当神发现他们藏在某种人造的信条后面时,他怎么做的?他挑选了一棵特定的树,把他们叫出来。他举行了一次会谈,在那里做了一个决定:人怎样才能得赎。从那以后,人在无花果树的叶子上做文章;但除了神起初所用的血以外,他不承认任何东西。
49

历代的每一个男人女人,每个先知,每个人,一直都照着那些原则。约伯坚定地站稳在它上面。以色列相会的唯一场所是在流血的遮盖下。耶和华荣光降临的唯一场所是在流血的遮盖下。耶和华荣光所临到的唯一场所是(不要让我伤害你的感情,浸信会、长老会),耶和华的荣光降临的唯一场所是在血底下。那是你能感觉到耶和华的五旬节荣光的原因,因为它是在血底下,神儿子所流出的血底下。回到耶和华的荣光里,神接受了自己的血,把幔子裂为两半,人进到神的面前,耶和华的荣光中,神的祝福在那里。哦,这从旧人造出新人来。

50

有一年,亚伦把他的杖留在了那里,杖在耶和华荣光的面前,就发芽开花了。任何躺在耶和华神荣光同在中的人……拿走一个死的旧罪人,死在罪恶过犯中;使他发芽,成为基督耶稣里新造的人。

51

一场会谈。进行了一场会谈,神做出了决定。那就是我们称为的伊甸园会谈。(你知道,时间过得太快了。瞧,你甚至还没有开始,就到了该停下的时候。)耶和华的荣光在伊甸园会谈中。

呐,还有另一个会谈。让我们赶快参考两、三个会谈,如果可以的话。还有另一个会谈。我们称之为“燃烧荆棘的会谈”。一次有个人逃跑了,神有一个逃跑的先知。他出去娶了妻子,生了一个儿子起名叫革舜。他名叫摩西。他要继承叶忒罗的一切牲畜,他做得很好,一天他正好在山下。哦,他已经忘了百姓在埃及的重担,因为他混得相当好。
52

我想,五旬节派教会也差不多是这样的,已经忘了那些罪人的重担。不但是五旬节派教会,还有卫理公会、浸信会、长老会。不是让他们回到神那里……任何人,我不管你是什么神学家,或你属于什么教会……有一个教会,所有的基督教徒都是在五旬节开始的,有一个五旬节的经历。天主教会说是他们。每个人都想要把自己指向那个,但如果是他们,为什么没有同样的荣耀、同样的神迹随着当时的那个教会呢?确实是。

53

呐,在那里有一个会谈。神看见了他逃跑的先知;当神选择一个人做一件事时,他没办法绕过那个。神会缠住他。也许今晚你们这里的一些人是后退者,你一生的年日将是可怜的(你应该是),直到你将自己降服于神。就是这样。

你们一些女人,你们一些男人,又回到世界上,去跳舞等等,去做那些你认为更好的事。今天,我们五旬节派教会成什么样子了,真是羞耻。就像大卫·杜波莱西不久前说的,我们已经去到了那个地步。你知道我们五旬节派教会就像我们卫理公会教会一样,今晚我们是在他们的会堂里;就像浸信会教会和长老会教会一样。如果卫理公会能回到约翰·卫斯理的教导上,就会很好。如果浸信会能回到约翰·史密斯,路德派能回到马丁·路德,如果五旬节派能回到五旬节,是的,那就会很好。
54

它开始是正确的,但问题是我们收养了孙子。神没有孙子。他没有孙子;他只有儿子。我们把我们的孩子领进去,从摇篮里抱出来,像卫理公会、浸信会和所有的教会一样。他们进了教会,我们把他们当作五旬节的领进来;他们对神的认识还比不上兔子对雪鞋的认识。今天我们需要的是回到跟神的经历中,再回到跟圣灵在一起的状态。没错。

呐,请原谅那个表达。这听起来是亵渎。我不是有意要像那样说的。但那是事实。没错。我们必须回到……神没有孙子;他有儿子,但没有孙子。圣经里没有地方说神有孙子。每个人都必须来付出同样的代价,必须以同样的方式而来。神只有一条路,那就是耶稣,你必须走那条路。没有那条路,就没法去到神那里。
55

呐,我们发现摩西很满足了。一切都运行得很好,他已经对处于束缚中的百姓失去了全部负担。一天,神决定呼召他。所以,他挑选了一个地方,某一棵树。

神降临的地方会有……不管怎样,神所在的地方总是会出现很多火焰。如果你在神所在的地方附近,那里就会有很多的嘈杂声,有很多的火。我不知道为什么,但一直都是那样的。那是经文。是的,先生。一直都有很多火。不管怎样,需要火来驱动教会。你永远做不到。你不能给他们穿上无花果树叶;你不能给他们穿上五旬节派的无花果树叶。他们必须回到火那里。没错。
56

一次,我弟弟和我在走路,当时我们还是小孩子,我们看见了一只乌龟。我们认为那是我所见过的样子最滑稽的生物,就是它伸出脚的方式。你们伊利诺斯州人知道乌龟是什么。乌龟在那里走路。我说:“弟弟,它是不是样子滑稽?”我们走上去。

57

这让我想起很多人,你用福音责备他们,你知道。他们“嗖”地一声就缩回到壳里,你知道。“我是某某;我属于这个组织。”那跟它毫无关系。没错,“我属于某某。”哦,我会羞于承认它。如果你努力悔改,可能会因此得赦免。你可能会因此得赦免。神不认得组织;他只认得他自己儿子耶稣基督的血。就是这样。“我一见这血,就越过你们去。”

我弟弟和我在那里,还有这只老乌龟。我说:“你知道我要做什么吗,亲爱的?我要让他从壳里出来。”我去找来一根树枝,抽打乌龟;对乌龟来说,那一点用也没有。你不能把他们打进去。事情就是这样。你不能靠着打他们让他们回去。没错。我这样试了十年,也做不到。你无法把他们打回去。
58

所以我说:“我告诉你我要怎么做。我要修理它。”有一条小溪流经那里,所以我下去,把乌龟浸在水里。过了一会儿,冒出了泡泡,就是这样。弟兄,你可以给他们施洗,脸向前向后三次或五次。没有任何用。只有一些泡泡冒出来;剩下的就是这些。对吗?或者,“赞美神,我告诉你我会做的。”就是那样。

你知道最后我是怎么让它动的吗?我生了一堆火,把那个老东西放在火上。这时它动了。教会需要的是另一次五旬节的火(圣灵)来使教会回到神的控制之下;回到控制之下。
神不管你属于什么组织。他反对所有的组织,所以当……哦,那是真的;我可以用经文证明这点。天主教是第一个组织,是淫妇,她有女儿。呐,你可以走你的路……
59

任何读过尼西亚大会、前尼西亚教父等等书籍的人,你会看到首先出现的是神所恨恶的尼哥拉一党人。首先你知道,它成了一个教义。它是什么?“尼哥”是征服。“拉”是指普通信徒。征服普通信徒。把圣洁放在讲台上,让普通信徒来付钱。所以,就是这样。绝对是的。我们都跟随着同样的脚步,又拼命地回到了黑暗中。

60

我曾经牧放过牛群。一次我站在那里。赫福德种牛协会在激流河谷放牧,如果你能在牧场上种植一吨干草,你就可以在牧场上放一头母牛。你能种植多少吨干草,你的农场就可以容纳多少牛群。他们给牛群烙印,把牛放在那里。他们有一个移动围栏,所以牛群从山上下来时,不可以赶回到私人领地。许多日子我常跟护林员坐在那里,腿搭在马鞍角上,当牛群经过时注视着它们。

那个护林员会站在那里。我们的烙印是火鸡脚印,邻居的烙印是三角架、钻石条,格莱姆斯家的就在我们的旁边;所有的牛群散在四处,各种不同烙印的牛经过那里。但你知道吗?那护林员从不注意烙印;他可能会瞧一下烙印,然后到处看,但不是看那烙印。他从不注意烙印,但他必须要检查血标签。除非是登记的赫福德牛,不然没有一头母牛可以去到那草场。
将来在审判台前就是这样的。神不会问你属不属于神的会、神召会、五旬节圣洁派,或你是不是一神论、二神论、三神论、四神论、五神论,不管是什么。他只寻找血标签。能领你进去的是这个,是血。“我一见这血,就越过你们去。”绝对没错,弟兄,瞧,没错。
61

回过头来说。呐,我们发现那里有一次会谈。他们忘了所有的……他们有了……摩西在那里陷入了他的信条中,忘了那负担。但神选择了一个地方,举行了一次会谈。他呼召摩西:“摩西,把你脚上的鞋脱下来,你是站在圣地。我已经听见了我百姓的哭声;我记念我跟亚伯拉罕所做的应许,我要打发你下去拯救他们。”

呐,摩西知道那声音是神,因为那是符合圣经的。呐,若有人经过并听见一个声音,如果它不是符合圣经的声音,就别管它。如果圣经那么说了,就要相信它,因为它是符合圣经的声音。人们看见天使等等……约瑟·史密斯见过一个。我不同意约瑟·史密斯,因为那不符合圣经,但我不说那人没看见天使。我不是要辩论那人的话。有许多天使等等被人看见过。但如果任何天使……保罗在《加拉太书》1章8节说:“若是从天上来的使者传别的福音,与我已经传给你们的不同,他就应当被咒诅。”是的。要持守道。持守道,道说什么,就持守它。不要从那上面挪开。
62

摩西看见他跟神举行的,或说是神跟他举行的会谈,完全符合圣经,因为神做了应许,他说他要拯救他们。神说:“我选择了你,摩西,你要下去做这事。”摩西便下了埃及,行了神告诉他去行的神迹。我们没有时间像我所想的那样把这些详细讲出来,但你们明白。

当时,他出来,把以色列人领了出来,往应许之地去,红海挡在了他们行进的路上。很奇怪,神怎么会把他的百姓领进陷阱中,有时候是轮椅,有时候是心脏病发作,有时候……神引导他的百姓,为什么?要看他们会怎么反应,看他们对一个行为会作出什么反应,看他们会怎么做。
63

每个来到神面前的儿子都必须受试验、考验。在旧约,一个儿子生在一家中,他必须接受教导,长大,受试验。然后他会被设立为儿子,或收养,放进身体里……当他被设立,一旦被设立,他的名字在支票上就跟他父亲的名字一样有效。他是一切东西的继承人。那是神要带领他的教会去到的地方,给他们一个试验。

红海摆在他们行进的路上。他们能做什么?呐,看起来好像整个自然界都在为他们呼喊。后面是法老的军队、马车赶来;两边是山;红海让他们陷入了绝境。看起来好像是……看起来好像自然界要叫喊,那支两百五十万的大军在山谷里,无助,没有刀剑,没有争战用的东西。发生了什么事?出现了紧急情况,摩西挑选了某块石头,走到石头后面,召集了一次会谈。我喜欢这点。“主啊,我该怎么做?”
64

如果所有的教会此时召集一次会谈,那岂不是很好吗?当我们看到事情在这样发展,我们能不能召集一次会谈,认识到并回去找出神起初拥有的是什么样的教会,召集一次会谈,彼此辩论?看看第一个教会做了什么,他们里面是什么样的灵,什么样的神迹跟随他们,他们有什么样的事工,他们是什么样的人?如果我们那么做,那岂不好吗?那将是一件很美好的事!

摩西那么做了。他爬到某处的一块石头后面,说:“主啊,我能做什么?这些人在这里。我正在往前走。我完全照着你告诉我的去做了。我在这里遭遇了这事。”
65

也许你今晚坐在这里,是个养了一群孩子的老母亲。像苏姗娜一样把孩子养大。她有十七个孩子,然而她每天可以挤出三个小时来祷告,带领他们归向神。那就是她有了一个查尔斯和约翰的原因。现今我们按一下按钮,洗碗碟;按一下按钮,洗衣服;却没有时间做任何事。瞧,某处出错了。呐,哦,魔鬼在怎样对付人们啊。

66

注意,现在他们举行这次会谈,摩西求问神。他在那里等候,直到他得到了命令,像亚当一样。他一直等到有了要怎么做的命令。摩西等到他得到了命令,像他在那里所做的一样。“我要怎么拯救他们?我能做什么呢?”

“下去告诉他们,说’我是’差遣了你。”是那样的。
呐,他又走在命定的路线上,正在往前走,敌人上来了。也许他遇到了你,也许遇到了你,也许遇到了你,你,你……周围都是。心脏病,疾病,身体上的病痛,你能做什么呢?你祷告过了吗?一切都好吗?那么,我们举行一次会谈。阿们!让我们找出该怎么做。
67

你说:“伯兰罕弟兄,我想要得到圣灵;我寻求了神;我寻求了神,我无法得到圣灵。”

那就让我们举行一次会谈,找出问题是什么。圣灵是能揭示人心里的秘密的。圣经这么说。让我们找出问题是什么。让我们看看你没领受圣灵的原因是什么,找出问题是什么。让我们举行一次会谈。
摩西举行了一次会谈,他一直等到他得到了命令。我在这里反对他们今天在这地上弄出来的许多像这样的超级神医。作了这个评论后,你可能不喜欢我了,但无论如何我也要说出来。他们有那么多超级的东西。“哦,神的医治,每个人,你唯一要做的就是……哈利路亚……按手在你身上。哦,荣耀归神!”不是那样的。要悔改,跟神和好!那是我们需要的,更多的悔改。
68

不久前我读了一封从路德派教会来的信。这样说不是出于心里的恭维,神知道,这本圣经就放在我心上。他实在是把其中一个对医治拥有超级想法的布道家撕成了碎片;他说:“小底波拉·斯达茨克列夫怎么样呢?她母亲开车来这里,站在那里……那天晚上有个小婴孩死了,而这是第二天下午。医生宣布婴孩死了,等等;身体冰冷僵硬。孩子放在我手臂上,我为他祷告了。孩子开始叫喊,我把他交还在妈妈的手里。这母亲就站在那里看着这事。当斯达茨克列夫太太的小孩在德国病了时,她写信给我。朱利叶斯·斯达茨克列夫上尉(他是葛培理的一个朋友),我聚会的一个合作者,他写了你们现在所得到的那本书《一位先知访问非洲》。当时,主的天使降临,他们拍下照片,火柱降临,来到聚会中,那时他在场;他拍下了那天使的照片,看见了这一切。

69

所以他……他的孩子死了,那个母亲惊慌失措。她从德国打电话过来,美国空军的喷气式飞机要载我飞去德国。她说:“这孩子能够复活。”

我说:“让我看看主怎么说的。”我等了又等。两天过去了。医生非常好;他们甚至没有……医生让他们在旁边为孩子呼求、叫喊、像那样举止失常等等,但还是没有生命。我继续等候。
一天早上圣灵叫醒我,说:“不要碰那件事,不要责备那事。那是主的手。”我向他们回了这些话。
那个路德派传道人说:“为什么你们不像那样一直等到从神得着明确的决定呢?”然后你就知道你是站在哪里了。一直等到你拥有主如此说,然后你就知道你在哪里了。
70

[原注:磁带空白。]头发……某处出错了。事情变得……他们现在的确在这样做。他们说那是麻烦事。哦,弟兄,在这个国家不应当是麻烦事。是的,先生。某处出错了。

过去五旬节派妇女剪头发是错的。我在五旬节运动中没有多久,但我看到她们的头发长起来,长起来,长长。你在看太多电视,看太多你不该看的东西;而不是参加祷告会,回到神的教会,像他们过去一样在晚上祷告。难怪我们不能有复兴。
神可以差遣奥洛·罗伯茨、汤米·希克斯等人,去到全国,我们仍然找不到东西在上面建造,直到我们回到古时圣徒保罗的复兴,把圣灵复兴给教会。教会的执事结了四、五次婚,以及各种这样的事,你知道那是不符合圣经的。阿们!
71

那天我对一个女士说……她说:“我告诉你,我不穿那些短裙。我穿宽松裤。”

我说:“那更糟。”是的。是的,是的。圣经说妇女穿戴男子穿戴的衣服是可憎的。那是污秽。是的。某个妇女说他们不做那种衣服。但他们仍然生产缝纫机,你可以买到布。没有借口。你需要的是圣灵的洗。她们引领的时尚是笑柄。阿们!你想我是发狂了,但我不是。我知道我在哪里。没错。
像那样穿着走到街上。你可能对你丈夫完全贞洁;你可能对你爱人是个完全贞洁的女孩,但在审判的日子你要为犯奸淫交账。你犯了奸淫的罪。耶稣说:“凡看见妇女就动淫念的,这人心里已经与她犯奸淫了。”[太5:28]你像那样呈献自己,罪人盯着你看。当他为奸淫交账时,谁有罪?是你,因为你那样呈献了自己。阿们!
72

呐,那是真理。不要生我的气。那是主的道。哦,我们需要的是在五旬节里的会谈。绝对没错。回到五旬节的会谈。

我们发现摩西站在那里,直到神给了他命令。当他从那块石头后面出来时,我能想象他说:“我们前进!”
一些人说:“往哪里前进?”
“只要继续前进,就是这样。”当他的脚一碰到水,红海就后退,旱地露出来了。他走旱地而过,因为他跟神举行了一次会谈。
73

哦,有很多会谈是我们可以讲的。有一次烈火窑里的会谈,有狮子坑里的会谈。我们有很多的会谈。

74

让我们来讲另一次会谈;它叫客西马尼会谈。那是一场可怕的会谈。耶稣不需要作为一个年轻人而死去;他不需要那样做。但当他看到失丧的人类处在那个境地,他说:“不要照我的意思,乃愿你的意思成就。”天使来服侍他。那就是……

在他受死、埋葬、复活之后,必须有另一次会谈:基督徒教会该如何运行。它是由主教运行,还是由教皇运行,它该如何运行。所以耶稣在《路加福音》24章29节告诉他们:“只要在耶路撒冷城里等候,我要跟父举行一次会谈;不久我要把话赐给你们,但你们在那里等候,直到……我要告诉你们它该如何运行。”彼得会不会是第一任教皇,我们是否会有主教、大主教和地区长老或别的什么。
“我们要怎么做这事呢?我们要等候看看。”
他们举行了他们所称呼的五旬节会谈。他们爬上外面的那些台阶,到了楼上,一百二十个人聚在那里;点着一支油蜡烛。他们十天没吃没喝,等候着。会谈的结果是什么呢?那是一次很长时间的会谈。他们等了十天,不久结果来了。哦,是的。
75

不是一位穿着翻领衣服的祭司走在路上,说:“呐,我们要领第一次圣餐。你们伸出舌头,我要给你们小圆饼,我要喝葡萄酒。”是不是那个?也不是一位传道人走在路上,说:“我们行右手相交之礼。我们要把你的名字记在册子上,给你六个月作试用期。”不!那是人的会谈。他们在理事会和会议上就是这样做的。

76

发生了什么事?当会谈结果来到时,他们都在一个地方,一心一意,突然,从天上有响声下来,好像一阵大风吹过,充满了他们所坐的屋子。分开的舌头像火舌一样落在他们头上,他们就都被圣灵充满,按着圣灵所赐的口才说起别国的话来。那是从总部来的结果。圣灵要带领教会,不是人造的教条,而是圣灵。那是五旬节的会谈。

77

我想,从马丁·路德一路到五旬节派,都应当回去再举行一次会谈,找出是圣灵要带领教会,不是教条、信条和“万福马利亚”、“使徒信经”。我要你在圣经里给我找出使徒信经来。没有这样的东西;然而我们还向它低头,背诵它,正如……那是加入会所的人,不是基督徒。

78

基督徒是从神的灵重生的。圣灵进入到他们里面,他们被圣灵充满。基督的生命借着他们活出来。他们往普天下去传福音。多远?普天下。只是给这个世代吗?普天下。“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多远?“普天下,给每个信的人听。”“他们奉我的名可以赶鬼,说新方言;手能拿蛇;若喝了什么毒物,也必不受害。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

那就是命令。那是来自会谈、来自天上神的命令。赐下一阵大风。哦,多远?我们需要另一次会谈,弟兄们。
会谈中发生了什么事?他们没有走上去,说:“我现在握住你的手;我要成为这教会的会员。”
拿一个盐瓶,洒三、四点水……尘土,或水,不管你想叫它什么,洒在他们身上,然后走出去,说:“现在你们是会员了。”
那是不对的。没错,先生。甚至不是在说水洗,水洗是非常重要的。仍然不是一回事。而是从天上有响声下来,好像一阵大风吹过;充满了他们所坐的屋子。这是那次会谈的结果,那是神决定运行他教会的方式。我们怎么敢在那点上有任何更改呢?我们作为人,怎么敢加添一样东西或从中删去一样东西呢?我们怎么能那样做呢?那就是教会运行的方式:靠着圣灵的能力。
79

很快又举行了另一次会谈。那些人出去,传福音,医治病人。彼得和雅各经过美门,有个生来就瘸腿的人躺在那里。彼得说:“金银我都没有,只把我所有的给你:奉耶稣基督的名,起来行走。”他就走了。

接着发生了什么?人们要把他们下在监里。新闻专栏满了各种各样的批评。法利赛人批评他们,在公会、教会总会面前抓住他们。当时他们在犹太议会法庭上是这么做的,他们禁止使徒再传那样的福音。他们怎么做呢?他们被禁止传耶稣基督的名。他们怎么做的呢?他们举行了一次会谈:我们要称那是《使徒行传》4章的会谈,《使徒行传》4章。他们跟自己的一群人聚集。
80

如果所有的基督徒都能跟自己的一群人聚集,所有的团体都聚集,举行一次会谈,“我们该做什么?”那岂不好吗?共产主义正在渗透我们的国家,我们的国家开始随着共产主义摇摆;教会变得冷淡,固守仪式。教会彼此争战,互相抨击,会员们……

你问他们是不是基督徒。他们说:“我属于某某。”那跟基督徒没有一点关系。神不在乎你的组织。[原注:伯兰罕弟兄打响指头。]他想知道你是不是重生了。如果你没有重生,你就不是基督徒。当你把基督的生命接受到你里面时,你才是基督徒。如果基督的生命在你里面,就会产生出基督的生命。你能在西瓜藤上得到桃子吗?当然不能。
81

注意看发生的事。他们聚在一起,聚集在一起,他们引述了经文,用经文来回应神,说:“外邦为什么争闹?万民为什么谋算虚妄的事?”心灵感应,算命的,读心术,这一切虚妄的事。“他们为什么谋算虚妄的事?求你在我们面前伸出你圣子耶稣的手来医治病人。”

他们举行了那次会谈,大约……我想五旬节那天有三千人悔改信主了,此后又有成千上万人。他们也许聚集了八千到一万人在房间里祷告。他们聚集时,大家都同心合意地祷告,圣经说:突然,他们聚会的房屋震动了。答案出来了,圣经说他们放胆传讲神的道。
一些人害怕传讲神的道。他们会被驱逐出教会、组织。他们害怕这个。我们需要另一次会谈,《使徒行传》4章的会谈。你害怕别人会说什么话吗?只要神说了话,就持守它;靠它活着,靠它而死。没错。你也将靠它复活,那是你能做的唯一的事,你能复活的唯一方式。
82

一次会谈。我们需要的是会谈。“来吧,让我们彼此辩论,”神说:“如果我的第一个教会要……”今晚神要进入房间,说:“如果我设立了我的第一个教会,他们有五旬节的祝福降在身上……”他们所做的事,他们出去彰显复活的神迹。让我们来彼此辩论,为什么今晚我们在我们五旬节派团体中、在我们卫理公会团体中、在我们浸信会团体中、在我们长老会团体中没有那个呢?问题是什么?出错了。让我们来彼此辩论。

我们怎么辩论呢?借着卫理公会吗?借着浸信会吗?借着长老会吗?不,先生。我们只能借着神的道来辩论。第一个教会被圣灵充满了,带着伟大的神迹奇事出去。耶稣基督的生命在那些人的每一个生命里反射出自己。让我们来……为什么?
83

“让我们彼此辩论。”主说:“让我们来辩论。你们的罪(你们的不信)虽像朱红,必变成雪白;虽红如丹颜,必白如羊毛。我要赐给你们复兴;这些年剪虫所吃的,蝗虫所吃的,我必补还。(路德派剩下的,卫理公会来吃;卫理公会剩下的,浸信会来吃;浸信会剩下的,五旬节派来吃。)但我必补还,”主说。

那是补还的保证书,就是那个。神在《约珥书》2章这样应许了。“我们来彼此辩论。”一个吃剩的,另一个又来吃下去,直到它成了一个树桩。五旬节,真正的五旬节教会,真正的五旬节信徒,真正的五旬节经历开始……那成了历史上的事。
84

呐,我怎么能站在这里教你们神学呢?告诉你们神曾经医治病人,使残疾人行走,使瞎子看见,倾倒出他的灵,使徒有辨别的灵,行了这一切的事,弥赛亚的迹象和复活在各个教会时代中一直跟随着他们,然后又告诉你们说那些日子过去了,这对我来说有什么益处呢?如果神今天不是一样的神,一位历史的神又有什么益处呢?

给你的金丝雀吃维他命,使它长出好看的羽毛,强壮的翼骨,却把它关在笼子里,又有什么益处呢?如果你不能让人知道神仍然是神,一所神学院又有什么益处呢?如果神只是一样历史上的东西,那他就是过去式。但他不是死的,他直活到永永远远;他在这里,他是基督。肯定的。
85

我们需要聚集,辩论。它起初是什么样的教会?那种教会……神是无限的,不可能改变心意。神做出一个决定,他就必须持守它。他的第一个决定:一个真正的基督徒教会是在一个五旬节的经历上发生的。呐,那不是五旬节派组织;那是五旬节经历,这经历可以临到卫理公会、浸信会、天主教、长老会,凡愿意的。那是一个要出现的经历。

86

爱,神就是爱。爱是这世上最有能力的东西。它会征服一切,是爱。你要借着这爱去征服,借着神的爱,彼此相爱,爱神的事业,爱基督,爱受苦的人。那是你征服的方式。

是的,他们举行了一次会谈,他们得到了命令,他们出去,放胆传讲神的道。
呐,我要讲一讲另一个会谈。你可能错过了日内瓦会谈;你可能都没有从电台上听到结果;你可能错过了客西马尼会谈,你是错过了。你可能错过红海会谈;你是错过了。你可能错过了这一切的会谈,但这是一个你要经受的会谈;那是审判时的会谈。你们都会出现在那里。我们每个人都要站在基督的审判台前交账,就是我们怎么对待基督和他的道的。
87

将会有一个会谈,你要出现在那里。我不管你怎么对待你的生命。你可能会自杀,犯了太大的罪,尸体被烧成了灰,撒在海上,被刮得四散而去。不管怎样你都会在那里,因为万膝要跪拜,万口要承认。可能有过伟大的会谈,有许多会谈你错过了;但那个会谈你必须要参加。

88

我告诉你,每次你看到有了一根灰头发,这就表示你快要去了。每次你听到汽笛声,你……那是你必须遇到的一个会谈。死亡正跟你迎面而来。无论老幼,不管你是谁,你正在路上。每次你经过一座墓地,那是在诉说你要去参加那个会谈。每次你听见一篇道被传讲,一首赞美诗被唱出来,这表明你要去参加那个会谈:你会出现在那里。你要为你怎么对待神的道、怎么对待神的儿子、怎么对待神差给你的圣灵而交账。你要交账。你必会出现在那个会谈上。

89

所以,如果今晚你在这里,从未跟神举行过会谈……有些人的罪是在他们前面去的,承认了;一些人的罪是随后跟了去的。如果你的罪,你的不信,还没有承认,当我们低头祷告的时候,你愿不愿意思想一下?

在此刻的敬畏和严肃中,我想问一个所有人都必须回答的严肃问题。要真诚,让此时此刻在你心里成为一个鉴察的时刻。这次会谈后你要怎么做?
今晚这是一次会谈,我们聚集在这个体育馆里,在这些过道里谈论神的道等等,就像早期的信徒们所做的那样。神同样的道被传讲了。有一天你必须要交账。
今晚在这里的,或者说有多少人(我知道有一群人)愿意这样对我说:“伯兰罕弟兄,我还没有从神的灵重生。我从未领受神的圣灵。我知道如果我站在那个会谈上,在这经文十分清楚地告诉了我之后,并有圣灵作见证,那日我必须要为我的生命交账。我要向神举手,求他怜悯我,我想要现在跟神举行一次会谈。我想要现在就跟他详谈。”
90

呐,每个人都低头(举目的人该受咒诅),你们愿意举手说:“伯兰罕弟兄,请为我祷告。我还没有领受圣灵。”神祝福你。还有别人吗?在一个像这样的时刻,你肯定是真诚的。要举行一次会谈。神祝福你,女士,神祝福你,女士。神祝福你。

你要举行一次会谈。记住,不管你在教会里多么好,那并不……那没有任何用。法利赛人在耶稣的日子过着比我们在美国的任何一个人都圣洁的多的生活;但他们被认为是邪恶的,因为他们是罪人,是不信基督和他话语的人。我已经把这个会谈清楚地讲给你们听了,当神想决定他要什么样的教会时,那是个被五旬节圣灵充满的教会。如果你还没有参与那个会谈,你愿意举手说:“伯兰罕弟兄,请为我祷告”吗?神祝福你,你,你。
91

在我左边的阳台上,那上面的人,有谁愿意悄悄地举起手吗?你们低着头,请每一个人都祷告。左边的阳台上,后面的阳台,右边的阳台。记住,我不能逼你这样做。我只能讲出神的道。需要你做决定。但记住,这同样的信息要审判你。它录在天上的磁带上,在审判的日子,它要再次被播放出来。

92

如果你还没有领受神的圣灵,从未举行那个会谈,从未像他们在五旬节的会谈上一样参与过,你还从未接受他,只要举手,说:“伯兰罕弟兄,为我祷告。”没有向神举手的人,请举手。

93

我们的天父,你看到了人们的手。这是一些有足够勇气的人,举手想要在祷告中蒙纪念。他们应该是何等的感恩啊!耶稣说:“若不是我父先吸引人,就没有能到我这里来的。”想想那些人,我们知道他此时就坐在这里却没有举手。呐,你是辨明人心的。你向他们说话,他们却没有举手,在审判的日子,当最终的会谈举行时,那些人将会如何?那时将决定谁接受了,谁没有接受,谁的名字是在册子上。你说:“那些在我左边的,我要说:’离开我,进入那为魔鬼和他的使者所预备的永火里去!’”[太25:41]

94

我们知道那时刻近在眼前。我们看到世界处在颤抖、震动的情形中,知道原子不久要燃烧,天要烧起来,像使徒彼得说的,要被烈火焚烧。地上的原子不久就要着火。完全的替换会出现,甚至人的灰尘也不会剩下。

95

主啊,那时会怎么样?也许五百年后,一块旧墓碑在呼啸的风中爆炸,熊熊燃烧的太阳,千禧年之前,地球靠近太阳接受洁净时,也许这里有一些人的名字会写在那墓碑上。他们游荡的魂在哪里呢?愿他们现在不看这个摩登的世界,愿他们转眼看基督,听从这信息和正在他们心里说话的使者。祝福那些举手的人,父啊,愿他们领受圣灵,我奉基督的名求。我们低头一会儿,你真的有那样的心思吗?你愿意上来祭坛这里吗?你们举手的人,现在请从座位上起来。

你们没有举手的,如果你能参加接下来的聚会,你将在这里看到,看到主因为祷告而打开瞎子的眼睛,看到他医治那些残疾、扭曲的人,看到他下去辨明人心里的意念,正如他说的……
96

呐,那是主的灵在跟你说话,今晚你在这里看到的圣灵,能知道人心里的秘密,同样的圣灵告诉我这里有许多人应该上来。现在上来,来这里,在这讲台周围站一会儿,做个祷告。你愿意上来吗?神祝福你。神祝福你,女士。神祝福你。

别忘记我,慈爱救主……(你愿意上来吗,不管是谁?你相信神垂听祷告吗?来吧?)
当你正向别人召呼,莫……
97

从阳台上下来,好吗?一些年轻人正处在生命的转折点,上来接受基督作你的救主,你们今晚会上来吗?要被圣灵充满。就在此刻,就在这地方,一切都准备好了。将来没有借口了,因为今晚在这里的圣灵要在审判那日控告你。呐,你知道我不会说这些话,除非是的确如此。从阳台上下来吧。

……救主,救主……(你敬畏、安静地从座位上走出来,只要走几步,走到这里来,站在这里。神祝福这些上来的人。)听我祷告;
当你正向别人召呼,莫把我漏掉。[原注:伯兰罕弟兄开始哼歌。]
98

不久前我站在一个年轻女士身旁,是在一场聚会上。她说:“不用祷告了,伯兰罕弟兄,”她说:“我的时候错过了。”她说:“一天晚上在你的聚会上,我几乎无法坐在位子上,跟我的男朋友坐在一起。我问他要不要上去,他说:’不要。’”

她说:“那是我最后的时候。”她说:“现在太迟了。”那个女孩,一个年轻好看的女士,得了他们无法医治的性病快死了。殡仪馆的人,我的一个朋友,把抗生素注入到她的尸体里。一直注进去,他们找不出抗生素去哪里了。他们嗅了一下。这个妇人、年轻女士的身体上都被病吃出洞来了。年轻漂亮的女士。她说:“我本该上去的。”
她是个教会成员。是的,先生。当她死的时候,她的牧师就站在那里,抽着烟。你知道她怎么对牧师说:“你这个骗子。你告诉我说我是对的;你错了。”她说:“我要死了,我失丧了,你是这事的起因。”她叫一个来我教会、想要领她归向基督的女孩过去。他们俩一起念高中。想要叫她过去,但太迟了。在那女孩赶过去之前,她就死了。她想要悔改;她想要告诉那女孩说她对不起,因为她给那女孩起了一个“圣滚轮”的恶名。
99

在路的尽头总会真相大白。那是你跟死亡的天使举行会谈的地方。那会临到你们每一个人。总有一天早上你要遇见他。你可能今晚在公路上遇见他;你可能今晚在床上遇见他;你会在某个地方遇见他。你要举行一次会谈。他此时就潜伏在附近。神的天使潜伏在附近。那天你就会想要他们为你的案子辩护了。他们现在正在说话,你不愿上来吗?让我们再唱一遍。

单单靠赖十架功能,(不要倚赖你的教会;要倚赖十架功能。)我寻求你面;
医我伤痛破碎心灵,用恩典救我。
救主,救主,请听我祷告;(一对一服侍的人,你们现在要上来吗?)
当你正向别人呼召,莫把我漏掉。
救主……
100

当一对一服侍的人上来时,每个人都聚在周围,妇女跟妇女在一起,男人跟男人在一起。主说:“现在来吧,我们彼此辩论。你们的罪虽像朱红,必变成雪白。”

莫把我漏掉。
救主,救主,请听我祷告;
当你正向别人呼召,莫把我漏掉。
让我在你施恩座前,从你得救恩;(你现在不愿走出来吗?来吧,还有别人要上来。在我们改变聚会前还有人想上来吗?)
救主,救主,请听我祷告;
当你正向别人呼召,莫把我漏掉。
101

现在,那里有多少人愿意把自己的生命重新奉献给基督?请举手。只要说:“从今晚起,从今以后,靠着神的帮助,我要把自己的生命奉献给神。”请举手,所有真诚的基督徒。“我要把自己的生命重新奉献给神。”

所有生病的,请举手,说:“我现在要为我的医治相信耶稣基督。我愿意。”
我相信我们的天父悦纳那些上来接受基督的人。你们不这么相信吗?
呐,让我们都起立一会儿作奉献的事奉,那些能够重新奉献自己的人。现在让我们站起来,更新我们的誓言,重新奉献给基督。你们爱他吗?(好的,把歌改成“我爱他,我爱他”。)我爱他。现在,每个人,大家一起唱。
我爱他,我爱他,(现在把你奉献给主。)
因为他先爱我,
为我付出救恩赎价,
在各各他。
我爱他,我爱他,(现在把你奉献给主。)
因为他先爱我,
为我付出救恩赎价,
在各各他。
现在每个人都低头,在奉献的祷告中把自己交给基督,我要请这里的一位传道人,请他上来作奉献的祷告。就在这里,弟兄,如果可以的话。让我们低头,请弟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