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0308 盼望

1

主次颠倒,正如我的一个同工F.F.博斯沃思博士,最近他回天家,去到荣耀里了,他将近一百岁。多少人知道博斯沃思弟兄?我肯定你们许多人都知道他。他过去告诉我,说:“哦,伯兰罕弟兄,我们所使用的神的医治,就像你放在鱼钩上的鱼饵;你从不给鱼看鱼钩,你给鱼看鱼饵。当鱼咬到鱼饵时,就咬到了鱼钩。”所以那是……我们就是那样使用神的医治的。

医治是神的恩赐。我们……医治吸引人们,人们看到一件事发生,他们知道,若不是神做的,那件事就不可能发生。因此,这件事将他们的注意力从世界的事转向神,瞧?故此,我们说它是引领罪人归向神的鱼饵。
我们在这里的首要目的,就是要抓住不信者对神有信心。那是我们要做的事,就是看到罪人被转变,对我们的主耶稣基督有活着的信心。那是我们首要的事。
其次就是尽力帮助病人和有需要的人,让他们得到帮助。当然,就像在世界各地一样,他们许多人是全然无助的,除非神为他们做一件事,因为我们的医学……一些人是我们的医学所力所不能及的。
昨天我刚离开家,或是前天,是昨天,我看到主把一个完全疯了的人,这人甚至两年都不知道他们是在哪里,他们的名字是什么,或任何有关的事,主恢复了他们的正常理智,以至整个医院的工作人员都说他们从未见过这样的事,瞧?
一个完全疯了的人,一个疯了的年轻女士,两年……当你看到像那样的事时,我们知道需要神来做那事。就是这样。你知道人不可能做那样的事,那不是给人的。总而言之,神的医治……
只有一种医治,就是神的医治,除了神的医治,没有别的医治。所有的医治都必须是通过神而来的。《诗篇》103:3说:“我是耶和华,医治你们的一切疾病。”
呐,医生治疗……医生并不宣称能医治;他们只宣称是辅助自然。神是唯一行医治的那位。
我在梅奥弟兄诊所接受过采访,那是他们在那里告诉我的话:“我们没有宣称医治人;我们只宣称辅助自然,而神能医治。”
换句话说,如果你手上有一个切口,哦,他们会把它缝起来。他们不能医治它。如果你得了阑尾炎,他们可以切除阑尾,但他们所能做的就这些。如果你一只手臂断了,你可以把手臂接起来。谁能提供它所需要的钙等东西来使那骨头愈合呢?
需要……重建细胞需要生命,是生命才能使医治成就。我们可以切除、动手术等等,但我们不可能医治。必须神自己来做。那是细胞的繁殖;只能通过神而来,神是唯一能做成这事的。
我们可以造一个机器人,它可以伸出手,几乎都可以思想,但我们不可能建造细胞。那是……唯有神能那样做。所以他是耶和华,医治我们的一切疾病。我们可以拔一颗牙,但谁来止血呢?谁来医治牙齿被拔除的地方?如果神不做这事,我们就永远得不到医治。是的。
如果我在外面用曲柄发动汽车,当然,我想那是很久以前的事,当时老式的T型福特车,他们过去是用曲柄发动汽车。如果我折断了手臂,我跑进来,说:“医生,赶快医治我的手臂,我要完成用曲柄发动汽车的工作。”
嗯,他会说:“你需要精神医治。”哦,是的。瞧?
他会说:“哦,至少我可以接上你的手臂,但必须有比我更高明的那位来医治它。”是的。
他可以接上手臂,那是他的职责。那是我们应当做的,去让他接上手臂,但要神来做医治。所以我不相信在神以外还有像神医这样的东西。我相信神是世上唯一的医治者。
因此,许多时候人们说:“伯兰罕弟兄是神医。”不,我不是神医,就跟牧师不是神的救主一样。所以我……我们只是传讲福音,传主耶稣基督的福音。福音是好消息,基督“为我们的过犯受害,为我们的罪孽压伤;因他受的刑罚我们得平安,因他受的鞭伤我们得医治”。它是已经过去的事,瞧?基督为我们做了神要求去做的一切事。所能做成的事,都已经做成了。我相信我们唯一需要做的就是接受他已经做成的事:已经做成的事。
呐,一个传道人,任何传道人,都有同样的权利为病人祷告,或者普通信徒跟其他任何人一样,有同样的权利。因为主说:“务要彼此认罪,互相代求,使你们可以得医治。义人祈祷所发的力量是大有功效的。”
我相信祷告中有能力。我看到一些祷告直接就得到了回应,但我一生从未医治过任何人。我看到神行过许多医治的事。所以我相信它是个人对一件已完成的工作的信心。
呐,你说……今晚,我在这里说:“多少人是基督徒?”很多人的手会举起来。“多少人去年得救了?”很多人的手会举起来。“多少人可能是一个星期前得救的?”也许会有两三只手举起来。
我不同意。你不是一年前得救的,你不是两三天前得救的。你是一千九百年前在各各他得救的,但你去年才接受它的,或你上个星期或两天前才接受它的(瞧?)。同样的,“因他受的鞭伤,你们得了医治。”瞧?“你们得了(过去式)医治。”
呐,你可以今晚接受它,或者你可以明晚接受它,或你不管在什么时候接受它,它是你的。所以,在那些基础上,你什么时候接受它,那是取决于你。
《希伯来书》3章,耶稣现在是大祭司,坐在天上全能神的右边,为我们所承认的代求。
呐,《希伯来书》这里所使用的词在钦定本中使用的是“宣称”,但“宣称”和“承认”是一样的。你宣称一件事或承认它,你宣称你相信耶稣是……“他为你们的过犯受害,因他受的鞭伤你们得了医治。”所以,他是大祭司,为我们承认的代求。他不能为我们做任何事,直到我们先接受它,承认它。
呐,我们可以走到祭坛祷告,直到我们……直到我们脸俯在地上死了。除非我们相信并接受主赦罪的恩典,不然我们仍是失丧的。不管我们叫得多大声,或可以呆多久,不吃食物,做多少事,直到神赐启示在我们的心里:即耶稣基督受死为要救我们,我们接受它作我们个人私人的产业。那是基督为我、为你做的事,为凡愿意相信之人所做的事。你得救,是因为你相信了它,你得医治也是一样。
许多时候人们说:“我想要感觉到我是不是得医治了。”
耶稣从未说:“你感觉得了它吗?”他说:“你相信它吗?”是那样的。“你相信它吗?”感觉跟那个毫无关系,是你的信心。如果我照我感觉的方式去做,许多时候我就会在糟糕的情形里。对吗,弟兄们?我猜想我们大家都会那样。但不是我感觉如何;而是我相信主已经做成的事。不是我的感觉,而是我对一件在各各他已完成的工作的信心。
呐,在这里,也许有许多……这是我第一次来到你们的城市,或者我相信这是我第一次来弗吉尼亚州,在弗吉尼亚州举行聚会。我环球七次,然而却从未来过弗吉尼亚州,那岂不糟透了吗?哦,他们总是说:“你把最好的留到最后。”是那样的吗,弟兄们?“最好的最后才来。”所以我们希望那是绝对没错的。
巴不得所有人都像我们来这以后所遇见的人,我们确实是遇见了一些非常好的人。也许我遇见的人只是市民,甚至不是基督徒。如果不是基督徒的市民都像那样,基督徒又该怎样呢?太好了!所以,会众是什么样子,聚会也只能成为那个样子。
呐,如果我们愿意,神就愿意,但我们有自己的本分要尽。每个单个的人都有自己的本分要尽。我跟任何人一样,无法从一场聚会搞出复兴来。没有一个单个的人或你们两三个人能;当我们为神国的缘故聚集,要看到一件事在这城里成就,需要我们大家一起同心协力,靠着主耶稣基督。弟兄姐妹,我们正生活在靠近末了的时候。我们大家都知道这点。没有……
如果你最近一两年跟我旅行过的话,你就……你就知道那是真的。瞧?我们……我们正处在一个震动的情形里,末时近了。这些事,当我们经历这个星期,我们会把发生的事和就要发生的事告诉他们。当你在报纸、电视广播和别的东西看到的时候,然后你就要听从圣经和圣灵所要说的。
呐,我猜……我相信我们通常是一点左右结束,或类似这样,是不是?凌晨一、二点,给我们时间结束……举行聚会……有时候,那是……呐,不要离开;我只是逗着玩。我只是逗着玩的。通常我们大约九点或九点半结束,然后叫祷告队列。所以我想这一切就是……我想管理员跟我们说我们可以让礼堂开放多长或多久,等等。
呐,你必须打电话;你必须打电话叫人,让我们……现在告诉你们……我想,我要告诉你们我们是怎么跟弟兄们举行聚会的。
记住,任何时候你觉得你想要让人来接受祷告,这里这些弟兄中的任何一个,他们相信我在这里对你们传讲的同一个福音。你的牧师跟其他任何人一样有权利为你祷告。
我们只是聚在这里。我相信经上记着,主说:“若是称为我名下的人聚集祷告,我必从天上垂听,医治他们的地。”
所以我们相信,祷告是用来关心人的最有能力的武器。你知道,有一次祷告改变了神的心意。你知道这点吗?肯定是的。
先知以赛亚告诉希西家说他要死在那床上。希西家便转脸朝墙痛哭,祈求神再给十五年的寿命。神打发先知回去,说:“我已经听见了。”他就存活了那段时间。瞧?当神已经宣告了他的死亡;但神留了他的命,因为他祷告了。所以,如果祷告那么有能力,它能成就什么呢?嗯,我们没有意识到它多么伟大。
呐,一直贯穿在聚会中……每晚我们尽力立下一个根基。以后当有人进来时,也许一会儿后,也许明晚,也许再下个晚上,一些新来的人进来,他们可能有一件事发生,他们会说:“哦,我实在不明白。”如果他们不明白,那你就拿经文给他们看。
呐,如果你看到讲台上的任何行为或我在台上讲的任何事不是完全合乎圣经的,作为一个基督徒,你有责任来找我,叫我注意。因为我的确相信神能做没有写在这道中的事。我相信他可以,他可以做他希望做的任何事。他是神。
但只要他做他应许做的事,对我来说就足够了:只要持守他的应许。我喜欢这样。我的确相信神的道是根基;我相信它就是神的道。它是我的立场,是我的生命。我全部的信心都奠基在神的道上。
我就是要你们现在这样相信它:神是无限的;他无所不在,无所不知,他是全能的神。“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他不可能做出改变,却还是神。他一旦做什么事,做出决定,那个决定必须永远一样。它不可能改变,神……如果神今年做一个决定,明年又改变决定,这表明他就不是神。因为他是无限的,我们是有限的。
呐,我们可以做一个决定……我可以今晚做一个决定,十分钟后又得改变它,因为我做错过那么多次;你们也是,但神没有。所以,如果他做出一个决定,那就永远是他的决定。就像这样:如果一个人来到神面前,知道自己失丧了,想要得救,神要求他,把他放在那个“若是他能信”的基础上,神便救了那人;下一个人来,要得救恩,神必须为这人做他当时所做的同样的事。
神在这里做的必须跟他在那里做的一样,不然他第一次就做错了,瞧?他必须依然是神。他的……如果这不是他的道,那他就不是神,瞧?因为这是他说的话,如果他不持守他的道,那他就不可能拥有道。
没有人可以比他说的话更有价值。如果我……如果我对弟兄的握手和承诺是不足够的话,我就得签许多的文件,许多这个、那个……那是不信任。我只是……你必须照我告诉你的话接受我,我必须照你告诉我的话接受你。如果我们不能彼此信任……如果我的话没有用,那我就没有用。
如果神的道没有用,那他就没有用。他不会比他的道更好。我要这样说,神持守他所说的一切话和他所做的一切应许。如果你对神所做的任何神圣的应许持正确的心理态度,他必使之成就。如果你能持正确的态度,就要全心地相信它,瞧?
每一个单个的人,不是你得让人以某个感觉按手在你身上。哦!今天有那么多的感觉,那不可能是正确的。但神的道仍是对的,瞧?道是对的。
我所拥有的感觉,我对它们一无所知,但我知道神的道是对的。因此,当神说了什么事,它就必须永远保持那样。我就是那样相信它的。我查考了它和历史,查考了神说的和历代发生的事,教会时代等等,看到它完全吻合,直到我确信他是神,一切的道都是真的。他对他的子民持守他的道。
呐,我们行事的方式……晚上,聚会前大约一个小时就开始,这样就不会打扰前期工作,我们叫小伙子下去分发个人的祷告卡。每晚我们都那么做。因为首先,这是我们行事的方式。我们最初开始时,当我……当然,如果就像这里一样,我们甚至都不用对这样的一小群人分发祷告卡了。瞧?但当我们有一大群人……我们期望今晚人们能挤满这地方。
呐,我们刚离开范达利亚,哦,是加利福尼亚州维塞利亚,第一个晚上……我们过去那里,他们拦阻了好几百人进去,第二个晚上双倍的人都没能进去。我们去了露天广场,三点钟那里就挤满了足够的人,他们不得不关上门,阻止人们进去。你瞧?
当聚会开始时,人们开始……饥渴的心开始看到……哦,那是圣灵在人们中间运行,瞧?不是某个传道人有某种高超的信心。我不相信那些东西。我相信,信心是从听神的道来的。每一个单个的人都应当纠正他的生活,与神和好,如果他期望能得医治的话。那是……我相信如果医治要持久,就需要个人必须与神和好。
所有的那种方法,给罪人按手并告诉他们:“那没问题,只要忘了它,无论如何神必医治你。”我不相信那个。我相信一个人应该洁净,与神和好,被纠正,上来,为神而活,做正确的事。那是持久的医治。在这三十一年期间,我看到那是真的,准备与神和好的男人女人,神必与他们和好,瞧?你必须与神和好。
所以,我们这么做的原因,我们最初开始时,常发给牧师、每个合作的牧师一百张卡,给他的会众和他邀请来的那些病人等等。哦,差不多第一个牧师……当然,我猜你们许多人以前参加过聚会。哦,第一个牧师差不多把他的一整群人都叫了上去,就没有时间了。所以我们不能那样做。
后来我们想,哦,我们第一天在那里时就发祷告卡,给每一个人发祷告卡。后来,当然,也进行不下去。不管谁来,若不是第一天来,嗯,他们就没有机会进入祷告队列,因为我们有足够多的卡要叫。
所以,后来我们就每天发卡。呐,我们可能叫十五或二十张上来,呐,不管那天晚上我们叫什么,把我们所能叫到的都叫上讲台。后来我们发现人们,如果他们没有拿到十五或二十以内的某个号码或卡片,他们就把卡扔在地上。他们不想要那卡;他们不会被叫到。
后来,我想,哦, 我会叫前面的某个小孩上来这里,让他上来这里数数,某个小男孩,像正在这里看着我、穿运动外套、系红领带的这小孩。大约像我的小约瑟那么大的……我会让一个小家伙上来,我会说:“小家伙或小姐妹,你会数数吗?”
“会。”
“数一下。”他或她就开始数,不管他们停在哪里,我就从那里开始。信不信,妈妈绝对知道,要告诉朱尼尔要在她的卡号上停下。所以你知道我们仍然是人;我们正在跟他们打交道。
所以,后来我叫我找来的一个传道人去发祷告卡。呐,如果他不在他的组织里表示一点偏向的话,弟兄们就会开始有一些看法。
后来我叫我的弟弟去分发祷告卡,或之前我叫来的另一个人,挑了一个外人,我看到他在出售祷告卡。
所以,我必须避免那个。我带着我的弟弟,现在我带着我儿子和两个小伙子:其中一个是我的一个同工吉恩·高德弟兄,我猜他已经被介绍过了;还有利奥·梅西尔弟兄,他就在这儿的某处。我儿子比利·保罗,他们在这里的某处。他们中的某个人会分发祷告卡。通常比利自己分发,因为利奥和吉恩……吉恩站在录音机旁,我想利奥弟兄在卖书。
呐,然后我们分发出那些卡片,现在我们就是这样做的,让每一个人都知道。我们去到台下,拿出卡片,来到人们面前,就在台上把卡片都打乱,所以你们可以看到卡片被打乱。因此,不管谁在分发卡片,他都不知道谁拿到,谁拿到的什么号码。你们一个人走过来,说:“我拿到了1号,那是我。是的,先生。”第二个人说:“我这里是2号。”哦,当然,这人可能拿到了1号,下一个人可能拿到了45或62等等。你不知道它会是哪里。
哦,瞧,你说:“哦,我……哦,如果我没有拿到1到15号,我最好回家。”不,不,不是那样的。瞧?当我下来时,没有人知道那号码,不管圣灵引导我从哪里开始,也许是从1到20,也许是从20到60,或者从90到30,或者类似那样。
因此,我们觉得,顺便说,圣灵就是这样有一个做工的方式,(你瞧?)领他们进来。我想绝对没错。你们众弟兄不认为那是个……哦,最近四、五、六年我一直是这样做的,类似这样。所以,不久当你拿到一张祷告卡,就持着它,因为如果你第一个晚上没有被叫到,最后我们也会叫到它的。
呐,接着……每个晚上我们叫上来那么多的祷告卡,如果我……如果主带领我那样做……最近我们借着这样做,在美国取得了我所取得的最大成功。
呐,你们的主场聚会是几点开始的,大约七点半吗?七点半。我想你最好六点半到七点来这里,类似这样。六点半到七点半。不要迟于……最好尽早来,因为那么多卡片一发出去,嗯,是那样的。到时你叫……叫你的亲人、生病的朋友,带他们下来。明天打电话给他们。明天下来拿祷告卡,明天晚上六点半到七点半之间,在大礼堂。我猜你们没有一个地方下午有聚会的吧,弟兄?好的。
有时候,他们在下午的聚会上分发卡片;晚上就不用去弄那事了。但如果我们……在某个教会或某处……但如果他们这样做,没关系。明天下午六点半到七点半之间下来。呐,我们期待每晚上都有聚会。
若主愿意,每晚我都会讲道。经理……除了小伙子们和我,没有人在这上面。所以我们……我们设法每个晚上都为病人祷告,叫罪人来到祭坛上,跟我们的弟兄们同工,尽我们所能做的来使这聚会成为复兴的开始,成为震动整个弗吉尼亚州的老式复兴,是以前在这里从未发生过的事,为了神国的缘故。
愿每一个教会都满了人,挤满了人,神的仆人前所未有地传讲福音,罪人来到各各他,病人在每一个教会里得医治,神的荣耀去到各处,那是我们的心所渴望的。
呐,我很高兴我这里有这只小钟表,我希望它才大约是……根据我的手表,它是对的。
呐,我想要读一段经文,今晚给你们稍微讲一点。
呐,记住,我们来这不是为了别的任何东西;我们在这不代表任何宗派,因为我不属于任何宗派教会。我被按立为宣道浸信会的传道人,在杰弗逊维尔牧养教会十七年。大约十五年前我去了宣教场,从此一直在宣教场上。
当时,我出来为病人祷告,我刚离开教会,哦,是离开了组织,因为出来之后,我要把一切东西都聚集在一起。我感觉到那是主在各处得到他儿女的方式。每一个从神的灵重生的人都是我的弟兄,每一个从神的灵重生的女人都是我的姐妹。
所以我不代表任何一个组织。如果我住在这城里,对悔改信主的人来说,我会加入这里这些跟我相信同样东西的一个好教会。我自己会那样去做。你们有自己的选择,可以做你们想要做的任何事。
因此,我们来这里不是为了钱。我要你们知道这点。我们来这里不是为了钱。不,先生。我五十一岁了。我当了三十一年的传道人,我在印第安纳州杰弗逊维尔浸信会帐棚传道十七年。我一生从未收过奉献。我传道十七年,没有拿过任何人一分钱;任何一个理事都可以告诉你这点。我从未收过一分钱,工作谋生。如果我能付得起这些聚会的费用,我现在甚至都不愿收取奉献。
我所能做的唯一的事就是来这里举行聚会。你唯一要做的就是支付会堂的费用,或跟聚会相关的任何费用,我所关心的就这些。只要付清那个费用,问题就解决了。你们不欠我任何东西。
我们有书。但那些书……我用不到四毛钱的价钱卖的那些书,不是因为要赚钱,因为我在那些书上要亏本,而是要把信息传给人们。录音带来自录音宣教团—另一个没有跟我们在一起的团体。哦,他们正在教会制作录音带,他们以某种合作的方式来制作录音带。但至我自己不赚钱。
有时候,在聚会结束时,如果所有的债务都付清了,他们会给我一笔爱心奉献。如果他们没有付清债务,他们什么也不会给我。如果他们真的给我一笔爱心奉献,我又要转过头去付债。我们想要一分钱不欠地离开这城。即使我们必须寄信回家要钱,我们也会这样做的。瞧?
但我们没有留下任何债务;从来没有。我想要保持我们的名声清洁、干净、光明正大,因为我们是在会见病人,我们要在撒但的地盘上迎见撒但,我们想要让我们的手清洁,当我们去为病人祷告时,我们是诚实、正直的,没有任何阴暗的东西。我们正作为神的仆人站在神面前。我们想要保持跟大家是公正、清洁、干净的。我要你们知道:决不是为了钱,决不是为了任何跟钱有关的东西。我们来这里不是为了那个。
我们很爱你们,所以来跟你们一起团契。正如博斯沃思弟兄一天对我说的,他说:“伯兰罕弟兄,你知道团契是什么吗?”
我说:“博士,我想我知道。”我说:“我想我……哦,是这样的吗?是两个人在一只船上。”
我说:“差不多是那样的一个报道:两个人在一只船上。”、
所以,我们渴望那团契。如果我们可以进入你的小船上,你也可以进入我们的小船上,我们就可以彼此团契,我们在这城里撒网,尽我们所能把每一个失丧的魂网进神的国里。
在我们对作者讲话,在我们读主的道之前,让我们现在低头。
我们的天父,我们今晚为了有这荣幸第一次站在这伟大的弗吉尼亚州而感谢你,许多年前先祖们在这里登陆,主啊,这伟大的州对我们的联邦来说太重要了,我祈求不管怎样在这伟大的州,愿你爆发一场复兴,使它为全世界所知晓。
愿从神出来一道水、一把火和圣灵,拯救失丧的,医治病人,让瞎子看见,瘸子走路,聋子听见,哑巴说话,罪人得救进入神的国,愿每一个教会都被你的同在照亮,直到世界各地的人们都能听见这场伟大的聚会。
主啊,我们可以祈求这个,相信这个。现在求你帮助我们为了那个目标而工作。因为向你求任何东西却不为此工作就是多此一举,相信你必这样做。我们要带着期盼等候你来应允我们。当聚会在下个星期天下午关闭时,愿有一堆的轮椅、褥子和担架放在角落里。愿罪人在羔羊的宝血里洗净,他们的手举在空中赞美神。愿神职人员、你宝贵的牧人们,就是牧养你群羊的,愿他们的心是如此地火热,好像一个新的事工赐给了他们。主啊,求你应允。赐福全地区的每一个教会和每个传道人、每个圣徒,拯救罪人。
我们现在要就近你的道,今晚立一个小根基来开始聚会,我们祈求你赐福这道。我们知道我们的话会失败,但你的话不会失败。所以,当我们读你的道时,我们祈求你借着圣灵来向我们解释它。我们奉耶稣的名求,并为了他的缘故,阿们!
现在不要忘了,打电话去某个地方,把病人和那些真正有需要的人叫来,我们会分发祷告卡。呐,你必须得到一张祷告卡。卡上有号码,一个字母和号码。
每晚都会分发一些祷告卡,从六点半到七点半。然后,它们会按号码被叫到。那是要避免人们冲上来。这不是竞技场,你知道,这是教会。必须按着次序来,正如保罗说的:“规规矩矩,按着次序。”所以,我们想要,当他们的号码被叫到时能走上来,传道人也来到台上。
呐,这些祷告卡是不可交换的。你必须保留自己的卡片。你不能把它拿给邻居,要把你的邻居带来。邻居必须来,听从指导,以便能拿到卡片。
因为许多时候是这样的,你把对神一无所知的人带到祷告队列中,也是这样的。你明白吗?所以,让他们来听从指导,把自己的信心建立到一个地步,在我们为病人祷告的时候能接受医治。明天下午六点半到七点半之间。
我想读《路加福音》2章25和26节。
25看哪,在耶路撒冷有一个人,名叫西面;这人又公义又虔诚,素常盼望以色列的安慰者来到,又有圣灵在他身上。26他得了圣灵的启示,知道自己未见死以前,必看见主的基督。
我想用“盼望”作为上下文,或作为一个主题,来建立上下文。呐,这样的聚会会带来盼望。当你看到不寻常的事发生……通常有三种人在参加那些聚会,就像在我们主的日子和各个时代;都有不信者、表面信徒和信徒。都会吸引那些人的注意。一向如此。
但是“盼望”,那是一件大事,盼望一件事。你们常常会得到你所盼望的。一些人来聚会,说:“哦,我不指望从聚会中得到任何东西。”哦,他们什么也得不到。但那些盼望得到东西的人,神必将他们所盼望的东西赐给他们,如果他们虔诚地来聚会,并且敬畏神的话。
总要先搞明白一件事,就是要找出它是不是神的旨意。如果是神的旨意,接着就是你做这事的目的和动机。如果是神的旨意,你的目的又是对的,动机也是对的,它就必会发生。没有办法能让它不发生。
所以要先找出那个旨意,是不是神的旨意。然后,你做这事的目的是什么?是什么?如果是自私,你必……你决不……你永远无法让事情成就,就是这样。它在神面前必须是完全清洁、干净的,不然就不会发生。就是这样。它是……你必须把这点一直记在心里,即它必须是清洁干净的。你的杯在神面前必须清洁干净,不然神就不会与你同工。
呐,各个时代听说过神的人……神在哪里,超自然也在那里,因为神是超自然的神,行超自然的事。你相信这点吗?
呐,在旧约,他们有个方法能弄明白一个信息对不对。呐,有了利未祭司职任以后,他们有被称为“乌陵土明”的东西。那是亚伦佩戴在这儿的胸牌。他的胸牌上有代表十二支派的石头。它们挂在殿里的角落或柱子上。呐,当先知预言或做梦的讲出他的梦,当他说的时候,如果那光成为一束光,像彩虹一样从那乌陵土明上反射出来,就表明超自然在那里,那先知在讲真理,或那做梦之人的梦是对的。
无论如何,不管那听起来是多么真实(呐,要把这点记在心里。),不管那听起来多么真实,如果那乌陵土明没有形成超自然的光,他们就不能接受它,因为那不是神。所以,当你看到任何人传讲福音,神没有下来证实那是对的,你就别管它,因为它是不对的。
神仍然是神。他今天活着;像以前一样活着。他是神。呐,当那祭司职任被废去时,我们又有了新的祭司职任。呐,又有新的……这个祭司职任有了新的乌陵土明,就是神的道。神的道是神的乌陵土明。如果神在圣经里应许了任何事,你都可以全心地接受它,相信它是那样的,你必看到神超自然的道发生,彰显你所信的事。
不管是什么,如果你相信它……神的道是一粒种子,撒在人的心里,如果那里没有任何东西阻碍它,就好像,当神做了一个决定时,那就是神的最后结论。如果你有一个最后结论,即神是一样的,当这两者碰在一起时,事情必定发生。它不可能不发生,瞧?如果你的最后结论跟神的是一样的,事情必定发生。
如果神做出了一个声明,就必须是那样的。当你接受你的立场说那是真的,事情就必发生。它必须发生。各个时代的人,当他们听见神的声音对他们说话,他们就看到了超自然,他们盼望并活出他们的生命,盼望这事发生,那从未失败过。
亚伯拉罕盼望那孩子来到。甚至到神应许他二十五年之后,他仍然盼望这孩子,当他一百岁时,他还跟七十五岁神应许他的时候一样。圣经说他从未变软弱过,而是一直刚强,相信神必做成这事。
你能想象一个七十五岁的老头和六十五岁的妇人……妇人不生养,他也是不生育的。他们走出去,到医院看医生,要安排床位。他们要生一个孩子。是的。六十五岁的老妇人和七十五岁的老头子,医生会说什么呢?“可怜的老夫妻,头脑有点不正常了。”
哦,任何完全照着神的话语来接受的人都被视为头脑有点不正常。因为那太超自然了,自然的世界对它一无所知。它对于属肉体的头脑来说是愚拙的。所以,你永远无法明白它。
但亚伯拉罕相信它。他说:“那是真的。”他相信那是真的。我能听见他对撒拉说:“哦,亲爱的,我们要有这个孩子。事情已经解决了,因为神这么说了。”
撒拉拿来婴孩用品、别针,把一切都准备好,做了婴孩袜,一切都准备好了。过了那么多天,头一个二十八天,“亲爱的,你感觉怎么样?”
“没有两样,亲爱的。”
“赞美神,无论如何我们会有孩子的。”
头一个月过去了,没有两样,第二个月,第一年,第二年。“亲爱的,你感觉怎么样?”
“没有两样。”
“荣耀归神!现在跟两年前相比,是个更大的神迹;现在过去两年了。”
二十五年过去了,他仍然持有一样的态度,还是一样的,因为神那么说了。你怎么知道?神那么说了;那就解决了。如果神那么说了,对此就不需要多说什么了。瞧?神那么说了。一百岁时,他仍然相信神,即神必做这事。
圣经在《希伯来书》4章说:“亚伯拉罕总没有因不信心里对神的应许起疑惑,反倒刚强,将赞美归给神。”我们应该是亚伯拉罕的种子。“因为我们在基督里死了的人是亚伯拉罕的种子。”对吗?圣灵使我们成为亚伯拉罕的种子。
亚伯拉罕不是犹太人;亚伯拉罕是外邦人。但既不是因为犹太人,也不是因为外邦人,而是他对神话语的信心使他成为了承受应许的人。我们在基督里死了,就是亚伯拉罕的种子,是照着应许与他一同承受产业的。我告诉你们,那是真的;我们是种子,但有时候我们没有像那样的举止,
有时候我们会去说:“哦,我要去接受祷告。我要看会发生什么事。哦,我没感到有任何不同。”亚伯拉罕的种子?哦!对教会的会员来说,那甚至都是个差劲的借口,更别说是亚伯拉罕的种子。亚伯拉罕的种子不看环境;看的是神的道。就是这样。
不久前,我被叫到一张床边。大约是十年前。哦,大约是十二年前,去到一个快死的男孩那里,他快死于黑白喉。医生不肯让我进去。他说:“我不能让你进去。你是个结了婚的男人。”
医生自己是天主教徒。我说:“呐,如果神甫来了,这男孩在这里快死了,你知道并说他晚上会死,你会让那神甫进去吗?”
他说:“当然。”
“给他作临终的祈祷?”
“是的,先生。”
我知道他会。我也有天主教的背景。所以我说……我知道他会那么做。我说:“哦,现在如果我……”
他说:“是的,但神甫是没有结过婚的男人。你有孩子;你会把这病带给孩子的。你有两个小孩。”
我说:“是的,先生,那是真的。”但我说:“我对神的信心……”
他说:“出去。”瞧?
我说:“哦,瞧,按着站在这里的这对父母,我对那里的那个男孩而言,跟你要死的时候神甫对你是一样的。”瞧?我说:“是一样的。我们的信心还是照样仰望神。”
最后,他让我穿得像个三K党,才放我进去。我进去为男孩祷告,男孩在那里,一个小护士跟我们一起过去的。年老的父母跪在床的另一边。他们给他来回注入空气,做人工呼吸。他们说他们……我跪下来,做了一个普通的简短祷告,按手在男孩身上,说:“主啊,你应许了你要做这事。这对父母相信这事。所以我按手在男孩身上。你说这些神迹要随着信的人: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因此,主啊,我心里相信你持守你的道,这对父母也相信。事情完成了,父啊,谢谢你。”
我站起来。老父亲抓住母亲,母亲抓住父亲,开始互相拥抱,哭喊,“亲爱的,奇不奇妙?奇不奇妙?”
男孩从未动过一下。他已经昏迷两三天了。他们说:“哦,奇不奇妙?”
我说:“主赐福你们大家,”开始往外走。我走出去,他们把那些东西从我身上脱掉,让我能走出去。
这时,小护士走过来;说:“先生。”她说:“我实在不明白。”她只是个小姑娘,“我无法明白。”你瞧,那种心电图什么的……她说:“如果那指针降到了某个位置,历史上还从未有人知道它再升上去过。唯一能维持那男孩在这里的东西……他一直很虚弱,快死了,当时快要死了。当他……那人为那孩子或男孩做了那个祷告,(他大约十二或十四岁)一点也没有改变他。他一点也没有改变。那根针仍然悬在这下面,他就像过去一样。指针从未上去过,因为它完了,就是这样。”
你知道,那个老绅士像父亲一样,拥抱这个小护士,说:“哦,我宝贵的孩子。”他说:“主赐福你,亲爱的。”他说:“我不想取笑你,因为……我不会同意你说的话。”他说:“但你瞧,你受训练去相信:当那根针或指针或不管是什么,降到那里,它决不会再上去的。”
护士说:“先生,那是事实。”她说:“不可能再上去的。男孩完了。他只能维持这样,如果你从他身上取下这东西,他马上就会死。”
他说:“亲爱的,”他说:“你看的是那根针。”是的。
护士只是问他:“你怎么能发笑,像那样举止,而你的孩子快要死了?”
他说:“他不会死。他得医治了。”
护士说:“哦,你怎么能指望那个呢,那根针……”
他说:“亲爱的,你所知道的就是要看那根针,但我看的是神所做的一个应许(是的。)。”
那男孩已经有了两个孩子,今天在非洲,是个宣教士。哦,取决于你看的是什么。他盼望这事发生,因为他满足了神的要求。他把孩子放在祭坛上。医学已经尽力而为了,所能给男孩的任何医疗辅助都不管用了。所以他来到神那里,相信神会帮助他。圣经说:“神赏赐那些切切寻求他的人。”是的。
你们要全心地寻求神,着手做正事,神必在那里遇见你。是的。但你不用走过那种泔水的路,你必须直接去到神面前,承认一切,把它摆出来,走在那些地上,神必在那里遇见你。他必为你做一件事;他必回答你的祷告。
每个相信神或听见神声音的人,都在盼望神做一件事。当神在旧约对挪亚说话时……
呐,当时地上从未下过雨。为什么有……神滋润大地。一直到上古洪水毁灭时,神借着灌溉来滋润大地。从来没有下过雨。神对挪亚说话,吩咐他预备方舟,拯救他的家人,天要下雨了。雨要从天降下,整个大地都要被水淹没。挪亚盼望着那事发生。如果他不盼望这事,第一个批评者过来,他就会说:“哦,我猜也许我错了。那不是神。”瞧?他就会离开。
呐,那差不多是教会1961年版的举止方式。但那不是真正的……真正重生的基督徒,当神那么说话时,我们就盼望它是那样的。神这样说了,事情就必是那样的。它必须是那样的。
他说……你知道,为什么我们……为什么我们是今天的这个样子呢?教会在老底嘉教会时代怎么会是不冷不热的呢?嗯,它是……神说它将是那样的。你不可能指望别的。必定是那样的。是的。但他有……“凡他所爱的,他必责备管教。我站在门外敲门,若有听见我声音的人……”那是圣经《启示录》第3章神对这个教会时代的致词,对老底嘉教会时代的致词。
呐,我们注意到,挪亚为自己预备了方舟,被敬畏感动,造了方舟,站在门口向不信者传道。但他盼望神会持守他的应许,因为他听见了神的声音讲天要下雨。
呐,如果你能坐在你现在所在的地方,将自己完全奉献给神,盼望神做一件事,听见神的声音在你心里低声说,“你不用等明晚拿到一张祷告卡。这就是我要医治你的时候。”就是这样。问题解决了。没有任何东西能摇动你离开那个。
如果你从未领受圣灵,你说:“主啊,我寻求圣灵这么多年了,但我刚才听见一个声音告诉我说我今晚就要得到它。”那就解决了。是那样的。你会极其地盼望它,它就必发生。
呐,挪亚站在那里,敲打着那方舟,因为他盼望着天要下雨。
呐,让我们花一点时间来看,批评者走过来,说:“哦,等一下,先生。挪亚先生,你告诉我说天要下雨。”
“是的,先生。”
“呐,我是个科学家。”他们有科学家。科学家来自该隐的家族。所以他说:“呐,我们是科学家,我们想要你指给我们看那雨在天上哪里呢?”
呐,信心不是你能看见的东西,“信心乃是所望之事的实底,是未见之事的确据。”神那么说了。我们不用证明任何东西。什么也不用证明……你无法证明神;你甚至无法证明你有一个思想。是真的。你证明不了。你是否能真的让我看见、尝到、摸到、闻到或听见。你摸过你的思想吗?看见你的思想吗?尝到你的思想吗?瞧,那些感官无法宣告它。但你还是有一个;你知道你有。
对神来说也是这样。你说:“你怎么知道我有一个思想呢?”我看到我举止的方式。我知道有样东西把我从罪人改变成了基督徒。我得到了一位神,我知道他是真实的,就像你的思想或其它会运行的任何感官一样真实。
呐,注意。我们进入人的身体有五个感官,五个感官。灵也有五个出口,就是良心、想象等等。但魂只有一个入口(那是灵、魂、体),魂,那是沿着意愿的路线;这把每个男女都放在跟伊甸园里一样的基础上。
你想要做……你有个……你有自由的意志,想怎么做就怎么做。这些感官没有一个跟那有关,灵或身体也跟它无关,但是借着意愿进入魂里。神告诉亚当:“你吃的日子必定死。”呐,他可以吃却又活着,哦,是他可以……他可以吃而死去,或者远离它而活着。
呐,今晚我们也是这样的。我们可以接受神的道,得医治,或者我们离开它,转身离它而去,不得医治。我们可以借着相信他而得到永生,或者我们走开,没有永生。取决于你:意愿。
当挪亚听见神的声音告诉他说天要下雨,云朵出现,天要下雨,各个时代还从未出现过,但天要下雨,挪亚知道这点,神是造物主神,他能,他能做他想要做的任何事。因此,他是神,没有别的。他知道神能够在上面创造雨,即使上面没有任何的雨。他是耶和华以勒,主自己预备一只祭物。
所以,神能创造雨。即使上面没有云朵,上面没有雨……如果神说要下雨,挪亚说:“不管怎样,我要马上造方舟。”因为他盼望天下雨。当他把方舟造好,一切都就绪,就下雨了,因为他相信。
呐,当你……当你真的照神的道接受神时,那会使你举止怪异。当你举止好像期待……我看到人们来到讲台,说:“哦,瞧,我病了,先生,你不知道吗?”
“嗯,我肯定知道你病了。”是的。
“哦,你能做一件事吗?”
嗯,你那样做,永远也得不到。是的,先生。你为他们祷告,按手在他们身上,他们会离开讲台,“没感到一点两样。”哦,你不会有。那是一件肯定的事;你不会有。
呐,你没有在盼望任何事。你来到讲台,只管照神说的方式遵循神的指示,然后离开,得到盼望。“是的,先生,我要接受。它已经成就了。我做了神告诉我做的事。所以问题解决了。”那是……就是那样。那是亚伯拉罕的种子。
呐,我们要来看另一位:摩西。摩西,哦,他是个受了训练的神学家。他真的知道,因为他能够……他能够教导埃及人知识。他太聪明了。他知道他生下来、长大了要成为以色列的拯救者。所以他认为他可以拿起他的神学训练,走出去做这事。但他发现他是个失败者。
当我们试图教育教会去团契,当我们试图教育人们归向基督,我们只是在打空气。我们哪也去不了。只有一个方式是男人女人可以归向基督的:就是借着耶稣基督的宝血,重生。那是我们所能走的唯一通路。当你进入那里,得着了真正的圣灵信心,使你称任何违背神应许的东西如同无有。
不管环境如何,不管你病得怎样,不管医生说什么……他不管你了。“你要死于癌症,你得了心脏病,随时可能死。”你根本不看那个。你看的是神说的话。你持守在神说的话上。那是……神那么说了,问题就永远解决了。呐,你不能吓唬它。你必须真正相信。
你说:“哦,是的,我相信它。”哦,我见过人们那样说,如果信心是墨水,你连一个小点也打不出来。他们仅仅是激动了。那是希望而不是信心,真正的信心不会接受“不”作答案。它的胸膛上有毛,高大结实。它说话,一切事都要趴下。就是这样。
如果……你知道,感官会跳起来,说:“你的感觉没有任何两样;你只是……”
你说:“闭嘴!”信心会说:“趴下。”神接管了。是那样的。呐,“哦,你的胃仍然伤痛。”
“闭嘴!根本不要去感觉它。”是那样的。
那是……不要……不要……肯定的,它看的是神说的话。神那么说了,信心就相信它。如果你能持守住信心,让信心接管,它会使其它的东西看起来像侏儒;会使它们都趴下,因为他是老板。信心有强壮的大肌肉,我告诉你们,别的一切,所有的感官、迷信、小主义等等,当信心接管时都要趴下。他是……他是老板。是的。
呐,他们是……当然,摩西认为他有那信心,但当他凭自己的方式出去时,他发现他犯了一个错误。他回去,娶了一个漂亮的埃塞俄比亚女子,在那里生了儿子革舜。他安定下来过美好的生活,牧养群羊,知道叶忒罗一去世他就要作继承人,他自己就要拥有所有的羊群。所以他相当满足。
但一天,他正在偏僻的沙漠地行走;有一件神学院里从未发生的事发生了。有一件他以前从未听过的事发生了。他看见燃烧的荆棘。他走到一边,看那是怎么回事。一个声音从那里说话:“摩西,把你的鞋子脱下来。你所站的地是圣的。”哦!“我百姓的哀声我已经听见了;他们所受的苦痛我也看见了。我记得我的道。我记得我告诉亚伯拉罕的话。他的种子要寄居在陌生的地上四百年。那个时间到了。我记得我的话。好的,摩西,我打发你下去。”
你能想象吗?一个如此懦弱的人,他逃离了这个国家;因为杀了一个人而陷入困境,逃离这个国家,却在神的大能下回去,击杀了整个国家,而从未陷入困境,瞧?
这就表明你做的事是出于神的旨意,还是出于自己的意愿。瞧?你可以靠自己的意愿去做,陷入困境,为什么你不放开,让神来做呢?就是要那样去做。
第二天他去了。你谈到激进的事。你可以看到第二天的摩西,做了一个老牧羊人之后……他八十岁了,也许长长的白胡子,光秃的脑袋,手里拿着一根弯曲的杖,骑着骡子,老婆跨坐在上面,膝上抱着一个小孩。他像这样吆喝着下去,下去,“荣耀归神!”下埃及去。
“摩西,你去哪里?”
“下埃及去接管。”是的,先生。
“什么?一个人入侵?”
“是的,先生。没错。”
“为什么?你怎么知道你要接管呢?”
“神那么说了。”问题就解决了。“我听见了神的声音。我盼望他做这事。”是的。
看起来愚蠢。有人说:“可怜的老人。一个人入侵。”好像一个人要去打败俄国,你瞧?
但他做到了,因为神那么说了。他盼望神持守他的道,阿们!我盼望神向我们持守他的道。神必向任何接受他话语的人持守他的道,他说:“应许是我的。神做了应许,我盼望你持守它。我不接受任何’不’作答案。我就站在这里。”
像巴迪·罗宾逊,一天他正在外面用他的老骡子犁地,骡子跑了,他咬住了骡子的耳朵。他想要传讲成圣,他说:“呐,我是……我是个不好看的人,牙齿上满是骡子的毛发,还传讲成圣吗?”
于是他跪在田里,说:“主啊,你若不给我圣灵,当你回来时,会发现一堆骨头躺在这里,就是当你回来的时候。”呐,他得到了圣灵。那是第二个祝福,他称之为成圣。
所以,就是这样的。当你把那个带到神面前,说:“这个就是了。这样问题就解决了。神啊,你这么说了,就是这样。医生已经为我尽力而为了,在医学的手里,我是个没希望的病例;在医院的手里,我是个没希望的病例。只有一位,我把自己交给你。现在我在你手里,神啊,我在你手上。”阿们!呆在那里。那样,事情就会发生了。
就会有什么事要发生了。当你听见神的声音告诉你:“你是我的。我拥有你。我用自己的血买了你。我要……因我受的鞭伤你得了医治。”哦,弟兄,我告诉你,当你那样做时,就会有什么事要发生了。
是的,它会使……哦,人们会说:“哇哦,露西,内蒂或马大,马利亚,嗯,你知道他们失去了理智。我告诉你,他们去那里聚会,受膏抹,呐,你知道……我们知道她就要死于癌症,医生说她好不了。她去到那里搞受浸,只会唱一句’哈利路亚!哈利路亚!’在那里走来走去,举止失常。嗯,那个可怜的妇人发疯了。”
不。她只是在照神着的道接受神。对人们来说,她是举止癫狂,但她正在顺从神所说的话。是的。没错。
摩西是那么做的。他去了。你能想象这老人跛着一只脚,他去了,你知道,身后牵着一头骡子。“荣耀!哈利路亚!”
“摩西,你要去哪儿?”
“下埃及去,去接管。”下去接管。八十岁,去到世上最精良的机械化部队面前,他们把整个世界都征服了。八十岁的人,带着老婆孩子去了。那是他的儿子革舜,也许是坐在他妈的腿上,他走向埃及,牵着这头老骡子,要下去接管,他做到了。是的。为什么?他盼望着。为什么?神那么说了。问题就解决了。当神那么说了,那就是……
约翰,当他走到那里,他站在约旦河岸,站在那里传道。在河对岸的祭司说:“你是要告诉我,日子要到,每天常献的祭要从殿里废掉,再也不要任何献祭和祭品了吗?”
他说:“日子要到,将有一位要来,他就是祭物。”
“哦,醒醒吧,传道人。你出什么问题了?不会出现像那样的时候。”
他开始观看,说:“看哪(阿们!),看哪,神的羔羊,除去世人罪孽的!”为什么?约翰正盼望着他;因为他说:“那在旷野吩咐我去用水施洗的说:’你看见圣灵降下来住在谁的身上,谁就是用圣灵与火施洗的。’”这就是那位。约翰正盼望看见他。
约翰说:“我认识他,因为弥赛亚的迹象在他头上,他头上有一道光,我知道那是弥赛亚。”约翰正盼望着看见他。
教会啊,我们应当盼望看到神做一件事,应当盼望看到全城范围的复兴,一场震动出现在人们中间。当然。这是应许给我们的。我们相信它。你们跟我一起相信。如果我们把心合在一起相信,事情就必发生,必定会发生:盼望它。肯定的。
哦,我们可以继续讲。我们可以继续讲不同的人,但在以下的几分钟里,让我们来讲一下西面,作为结束。
西面,他是个了不起的人。呐,不久前我读到他;他快八十岁了,是个老圣人,很受百姓的喜欢,但他一直是个属灵的人。所以,一天他出来,说:“我未死之前,要看见主所立的基督。”呐,你能想象吗?
你说:“西面,你怎么那样说呢?是什么使你那么说呢?你走极端了,你陷入了什么样的主义呢?”
“没有。”
“为什么你……是什么使你那么说呢?”
“圣灵告诉了我。圣灵向我启示,说我未死之前,必看见主所立的基督。我相信它,就是这样。”他到处告诉别人。不管他的名多了不起,他用不着是贵族,但他只……他只……我不管他是什么;他仍然相信圣灵是对的。哦,没有两位圣灵;只有一位圣灵。是的。他被圣灵带领,圣灵向他启示了。向西面启示的同一位圣灵也能把神所做的应许启示给你。是的。
呐,我们发现他……他到处告诉别人:“是的。我不会死。我未死之前,要看见主所立的基督。”
我能听见会众说:“可怜的老西面;一个如此可怜、贫穷的老人。你知道,他有点儿……他现在一只脚踏进坟墓里了,八十多岁,快要死了。瞧,从亚当以来,人们就一直在仰望基督,瞧,大卫仰望他,唱他的歌。众先知预言到他,所有这一切。现在这个老人……呐,在我们一生中,我们现在比过去离它更远了,现在这个老人一只脚踏在坟墓,快要去世……他到处走,在百姓中间说:’不,我未死之前,要看见主所立的基督。它近在眼前了。’”
“你怎么知道呢?”
“圣灵这么告诉我。”他在盼望这事。是的。盼望着它成就。
哦,如果你……如果你盼望它成就,那它就会成就。就像……我常说:“当深渊向深渊呼唤……”大卫说:“你的瀑布发声,深渊就与深渊响应。”那里有你渴望的东西,有某样东西在你心里。
我爱风景,我爱打猎。从我是个小孩子起,我就会去山里,爬上山,观察傍晚太阳下山,观察早上太阳升起。瞧,神的那只大眼睛看起来像是可以运行穿过那里。
我看到春天到了,几个星期前埋在雪底下的小种子裂开了,蹦出来了,果肉从里面流出来。没有东西剩下了,没有种子,没有果肉,没有秆,没有花瓣,那花儿没剩下任何东西。甚至种子也从里面掉落了。你知道神安排了一支送葬队伍给他的花儿吗?你知道这点吗?肯定的。
霜打到小花,无论老幼,花都低下头枯死了;那是死亡。从小花里面掉了一粒黑种子在地上。九月到了,十月随后到了;泪滴开始从十月的雨水中落下来,你知道,把种子埋在地里:一支送葬队伍。瞧?
整个冬天种子都躺在那里,腐烂了。后来冰冻来了,裂开了那粒小种子;果肉流出来了。你可以取一把那尘土,拿到实验室;你可以拿世上的任何化学成分,都不可能在里面找到生命细胞。但它就在那儿的某处。是的。
生命被藏起来;你无法找到它。但只要让太阳……太阳会让所有植物的生命生发出来。呐,当那太阳开始照耀时,生命就必出现。
我告诉你,你从这里出去,铺下你今年的混凝土人行道,在你的院子里铺人行道。来年你的青草在哪里最茂密?是在哪里?任何时候是在哪里?就在人行道的边上。是为什么呢?是躺在那混凝土底下的那个生命。当那太阳……不要遮住它不见阳光。当那太阳开始照耀时,那生命会一路蜿蜒,一直爬到人行道的边缘,探出头来赞美神。为什么?太阳正在照耀。
太阳是一位大师,是所有植物生命的赐予者。不管它在哪里,它都会再次照耀。那生命会一路蜿蜒,走出路来,走出路来,直到最后从那里冒出来,伸出头来荣耀神。无论是谁,怎么能不相信复活呢?哦,当那个,不是神的太阳(s-u-n),而是神的儿子(S-o-n),永生……
你可以把我葬在海里;你可以把我葬在你想要的任何东西下面,但当那位神子(S-o-n)再来的时候开始发光,每个在基督里死了和有永生的人都必复活,与他同去,这就像我今晚站在这讲台上一样确定。是的。
[原注:磁带空白。]……许多时候。但不久前,我们城里有个小男孩,老师告诉他的妈妈,说:“你得看着这孩子。你一拿给他一支铅笔,他很快就把铅笔上的橡皮吃掉。”吃橡皮。后来他妈妈发现他在外面吃后廊上自行车的踏板:只是吃自行车的踏板,他就享受了一顿美食大餐。
哦,他们把小家伙带去,到诊所给他作检查。医生仔细检查他,分析他的身体。后来发现,小家伙的身体缺硫磺。橡皮里有硫磺。他的身体正在渴求硫磺。硫磺在橡皮里,所以,那就是他吃橡皮的原因。
呐,在这里有东西呼唤硫磺之前,必须先有硫磺来响应那个呼唤,不然就决不会有对硫磺的呼唤。
换句话说,在地上有树生长出来之前,必须先有地让树在上面生长,不然就不会有树。在有鱼之前……在鱼的后背有鳍之前,必须先有水让鱼在里面游泳,不然鱼绝不会有鳍。瞧?是的。
换句话说,有一位造物主创造被造物。当你心里……多少人相信神的医治,请举手?哦,(谢谢)就如你相信神的医治一样肯定,你里面有东西告诉你有一位医治的神。在这以前,甚至在那受造物进入到你心里面之前,必须有一位造物主创造受造物。阿们!是那样的。
这就是你们今晚在这里的原因,这场聚会举行的原因,这证明某处有一个神医治的泉源敞开着。饥渴的心……
最近我站在非洲,一天下午我们在那里就有三万个信主的,一次看到二万五千人得了医治;七辆平板货车,几乎像这会堂一样长,开走了。次日早上,二万五千人站着,走在街上,他们的拐杖、旧褥子等等放在那里,他们把那些东西带来了,走在街上。不同的部落联合在一起,唱着“只要相信,凡事都可能”。市长和我站在宾馆那里,哭得像孩子,看到……
那些土著前一天都还不知道哪只是左右手,现在他们成了可爱的基督徒,一下子被神的大能医治了。为什么?他们看到一件事发生。当他们看到事情发生时,有东西涌向他们,他们说:“那也是我。”当他们得到了机会,他们就接受了,然后就走了。事情就是这样的。瞧?
首先必须有创造物,哦,是先要有造物主创造受造物,使你渴望并相信神。当事情发生时,你完全相信那个,那表明某处有一个神医治的泉源。是的。必定是那样。圣经说:是他的圣灵带领你。带领西面相信那启示的同一位圣灵,也是带领你相信神医治的圣灵:没有两位圣灵,只有一位。
向西面启示他未死之前要看见主所立的基督的同一位圣灵,这同一位圣灵对你说话,“有神的大能,他医治病人。”瞧?哦,清不清楚?太清楚了。嗯,你不可能使它更清楚了。瞧?“有神的医治,他医治病人。”瞧?
哦,医生说:“我知道那些绅士……”那很好。我一直为他们祷告,我不谴责医生。不,先生。他是个……他是神的仆人,对人有作用。但有一些事是他不知道的,有一些事是他做不了的。如果他做不了,我们就去看专科医生(你明白吗?),至大的医生,至大的专科医生,至大医生。去看他。我们被邀请去。他请我们去。他正等候我们到那里去。是的。
他正盼望我们。那是他将自己启示给你的原因。“我是耶和华,医治你的一切疾病。我是耶和华拉法,耶和华医治者,是医治你一切疾病的主。”
你心里有东西告诉你:“是的。我相信那个。”
哦,那是同样的圣灵,说:“西面,你未死之前要看见主所立的基督。”
这里有多少病人相信你在这聚会期间会得医治,请举手?说:“我相信我会得医治;我的亲人等等也会得医治。”好的,很好。瞧?
有东西向你启示了。什么?同样的圣灵。你正在盼望它吗?盼望它发生吗?多少人相信我们会有一场大聚会?现在抬起头,“我相信我们会……”瞧?我也相信。瞧?那是什么?圣灵向你启示了,阿们!
我相信我们必看见神的大能。你信不信?肯定的。圣灵向我们启示了。我们相信这点。我们只要持守那个。
呐,你知道,他们当时没有电视(为此感谢神。),所以他们来……我相信纯正的圣洁;我确实相信。我相信……我真的……你说……你们听我不久前说我是浸信会的;我是五旬节派的浸信会信徒。我是领受了圣灵的浸信会信徒。是的。
我相信老式、五旬节的、纯正的、能杀死罪恶的宗教。是的,先生。我相信做人要完全正直,并以同样的方式传讲它,以你传讲的方式活出它来,活多高,就跳多高。是的。如果你不能活很高,那就不要跳很高。但是,这道会使你跳得跟你的生命相称。我相信应该是那样的。那是神尊重他话语的时候。它要么是对的,要么是错的。我相信神说:“凡事察验。”它向我证明了它是对的,所以我相信它,阿们!
呐,注意这点。我想问一件事。呐,不是要开始……传道人是那些做传道工作的人。我来这里是举行医治聚会。但面对着文明人、所有的美好和事实,我要问一件事。你们注意到五旬节派和其它各处的妇女吗?每年她们都在脱掉更多的衣服,脱掉更多的衣服,脱掉更多的衣服,直到她们几乎变成了一个耻辱。
呐,我们可以指望世上的人那样。他们不知道有什么差别。但对我们五旬节派的人……我想说一件事。我站在那里,我一次看到三万土著接受了耶稣基督。那些妇人站在那里,就像你刚来到世上时一样,是赤身的,无论老幼,唯有一块破布,念珠挂在大约这么大的破布前面,从来不知道自己是赤身的,对此一无所知。就在那里,他们看到了医治的事发生,还有这个迹象(明晚我要讲多一点),看见那事发生……他们想要接受……他们想要一样东西,想要接受基督。我说……我问:“凡是相信耶稣要救你们的,请站起来。”哦,他们估计有三万人。我不知道有多少人站着,但是有三万人站了起来。
然后,博斯沃思弟兄他们说:“伯兰罕弟兄,我相信他们是指身体的医治。”
我说:“我不是指……”我有十五个翻译,你知道。所以我说:“我不是指身体的医治;我是指救恩,即你们接受神的儿子基督作你们个人的救主,想要服侍他。”他们许多人手里拿着偶像。我说:“你们对此是真诚的人,就把偶像摔在地上。”你看到,好像是一阵尘暴像那样扬起来。
那些赤身的妇人,她们一接受基督……弟兄姐妹,她们像这样叠着双臂,从男人面前走开了。如果一个不知道左右手的原始的异教徒,当基督一触到他们,他们就意识到了自己是赤身的,而我们宣称属于永生神的教会的,每年却把自己在脱光吗?这在我看来没有道理。某处出问题了。是的。
神啊,是的,我们是在老底嘉;那是我们所处的地方。我们……我们来到了靠近主耶稣再来的界线。哦,让我们准备好迎见他,是的,是的。
西面……正如我所说的,他们没有电视。当我讲这点时,我做了一个评论,讲了一件有关这个的事。一次,有个女士对我说……谈到女人穿着那些贴身的小衣服等等的方式,她说:“嗯。”
我说:“如果你那样做,在审判的日子,你将为犯奸淫而交账。”有人在这点上要我表态。
我说:“耶稣说:’凡看见妇女就动淫念的,这人心里就已经与她犯奸淫了。’你可能对你丈夫或爱人像百合花一样纯洁;你可能跟美国的妇女一样贞洁,像你从母腹出来的时候一样贞洁。但是女士,如果你像那样穿着,让罪人那样看你,他对你动了淫念,当他动淫念时,在审判的日子,当他为犯奸淫交账时,你就是那个把自己呈献给他的人。”就是这样。所以你要为犯奸淫交账。
有个妇女对我说:“哦,伯兰罕弟兄,他们只生产那种衣服了。”
我说:“他们仍然有缝纫机,出售布匹。对此没有借口。”仍旧是一样的。是的。
我们今天需要的是一个老式、纯正的、杀死罪恶的好宗教,圣徒保罗的老式复兴,复兴圣灵,再回到真正的五旬节信息,回归真理。
今天的事情是,工场上太多的布道家,福音传道对他们来说,成了一张饭票。他们有那么大的节目要赞助,他们不可能在教会面前那样说。
某个传道人告诉我说:“你会因此毁掉你的事工。”
我说:“神的道要毁掉的任何事工,都应当被毁掉,被踢出去。”是的,先生。我说:“我……”是的,你没有……我们需要的是回归圣经,回归真正的圣洁,回归神,回归到人们能拥有信心的地方。神怎么能把他的教会建造在一个像那样的根基上呢?
我们已经把我们的教会建造成组织了,我们属于他们,像其他教会一样安定下来。呐,我们过去常说:“冷淡、形式化的老浸信会,”现在浸信会说:“冷淡、形式化的五旬节派。”是的。绝对没错。五旬节派比浸信会更形式化。是的,先生。我们就是这样的。
我们想要的是在整个地区有一场美好、老式、震动的复兴,把男人女人带回到神那里。嗯,五十年前教会处在比今天更好的情形里,等候耶稣到来,当时他们中间有真正的五旬节。
但今天,我们使我们的道路变软弱了,我们的讲坛变软弱了,至少有四、五代神学院的传道人留着卷发或别的进来,你知道……我不是说任何有关卷发的事,因为我没有卷发,但那并不使……但我是要说,他们退回到了一个地方,好像神有孙儿女。神没有孙儿女。
你知道,卫理公会……如果你是个卫理公会的,重生了,你就是神的一个儿子。但你发现了什么?卫斯理来了,第一代的卫理公会是好的;第二代就开始把自己的儿女带进来。那是五旬节派所做的同样的事。
几年前,他们有真正的五旬节,弟兄,男人女人跪在祭坛上,付出代价,经历了,活出生命。是的,先生。哦,他们做了什么?他们把自己的儿女带进来,让他们坐在座位上,在教会奉献他们,他们是五旬节派的。那是孙儿女。
圣经没有地方说神有孙儿女。神不是祖父;他是神。他是父亲。哈利路亚!每一个男人女人,我不管你……或你父母多好,你必须有重生和被圣灵充满的同样经历,如果你指望成为神的儿女的话。是的。
光是“五旬节”这个词救不了你。五旬节不是一个组织;“凡愿意的,都可以来从生命的泉源喝水,五旬节是一个经历。阿们!呐,是真的,朋友。那是檫树,好像……你们这儿有檫树吗?好的,你们知道我的意思。
一次,我说,有人说……有人给我写了几封信,说:“什么是檫树?”好的。但你们这里的人知道那是什么。是的,先生。
哦,弟兄,我告诉你,它会纠正你。它会……会使你正确地生活。是真的。只要去到那下面,一直呆到事情结束,被神纠正过来了。是的。
当时,西面,他得到了那个应许;他全心地相信。耶稣生在犹太地的伯利恒。博士来了,他们没有报纸。八天后,母亲来到圣殿,献上鸽子或斑鸠作洁净礼,为孩子行割礼。呐,耶稣来了。
呐,要结束了,耶稣来了,他在母亲的怀里第一次进到圣殿。他们告诉我说他的襁褓布是由缠在牛轭背上、挂在马房里的布做成的。而我们可以穿上五百美元的貂皮大衣,鼻子翘在空中;若是下雨都会淹死的,还以为自己是个人物。
我们的救主,天上的神,降临,被裹在襁褓布里。“狐狸有洞,飞鸟有窝,人子却没有枕头的地方。”
而我们还以为自己是个人物;可以开一部比琼斯一家更好的车,为了得到那部车,得到一台更好的电视什么的,快要把自己的孩子都饿死了;星期三晚上呆在家里,不去参加祷告会,让教会空荡荡的,要看“我爱苏茜”或类似的东西,电视上的荒唐东西。那表明了你对神的爱有多少。
我告诉你,弟兄,我们需要的是一场复兴。绝对没错。那正是这个国家所需要的,就是归向神。是的,先生。当你显出……你的行为表明了那是什么;人们的行为清楚地表明了。如果你爱世界或世界上的事,圣经说神的爱甚至都不在你里面。是的。
哦,你加入教会;没问题。但这个教会是我们所讲的。你不是加入这教会,你是生在它里面的。我在伯兰罕家庭里五十一年了,他们从未要求我加入这家庭。为什么?我是生在里面的。我生来就是一个伯兰罕。你也是这样是基督徒的;你生在永生神的教会里。你借着出生而生在它里面。你借着出生成为一个基督徒。
呐,耶稣进入圣殿里。我能想象当时的那些母亲,你知道,所有的母亲都抱着小婴孩在那里,带着婴孩袜和她们的针线活,你知道,都是手工的,她们奇特的毯子,你知道,社交的妇女谈论……首先你知道,马利亚抱着这个包在襁褓布里的小婴孩走进来,瞧?一块牛轭上的布裹在他身上。她走过来,我能听见一些妇女说:“瞧那里,瞧那个圣滚轮。”或者,你知道我的意思,也许那是错的。瞧?但我说……
她们说:“瞧那妇人。你们知道吗?她嫁了……那婴孩是在圣洁婚姻之外生的。不要告诉我。哪里有一点烟,某处就一定有火。是的,先生。老兄,我告诉你,事情就是这样的。我告诉你,她是那些人中的一个。你最好留意她,瞧?离她远点。”
不冷不热的信徒就是这样对待真信徒的。“哦,他失去了理智,走了极端。出问题了。他竟然为这件事而相信神。”他说:“哦,神迹的日子过去了。没有像神的医治这样的事。”哼!是的。
但在马利亚的心里,她知道那婴孩属于谁。她知道。每个从神的灵重生的人也知道,他知道他站在哪里。他知道那个启示,以及谁给他的那个启示。
保罗说:“我到你们那里,从来没有对你们传讲人智慧好听的言语,免得叫你们的信心建造在人的智慧上,我到你们那里,乃是传讲圣灵的大能。”是那样的,弟兄,简单明了,很容易相信,就是这样。神这么说,那就解决了。那是……整件事就是这样。
马利亚知道那婴孩属于谁,不管其他任何人说什么。我能看到她们说:“呐,离她远点。不要到她周围去。不要跟她有任何关系。她是……只要远离她。”
马利亚不在乎她们是否那样做,没有任何关系。她知道这婴孩属于谁。她知道那是谁。是的。
你知道吗?当你得到了圣灵,你知道对你而言发生了什么;你在那里。你知道它是从哪里来的。不是来自某所神学院或墓地……它来自……它来自神。哦,那两者都一样,是没有生气的地方,所以……所以……
马利亚知道这婴孩是从哪里来的。她只留意孩子,说:“是的,先生。”她知道,她像那样继续走着,不理会,跟她的婴孩说话。她没有时间跟那些协会来往。
那正是今天我们教会的问题所在;他们有妇女协会、男人协会、这个协会、棒球运动、鸡汤晚宴和别的一切。祷告会被遗弃了,你知道;再也没有了。圣灵应许了他只给那些为城里所行可憎之事叹息哀哭的人盖记号。
神职人员,今晚你能用手给这城里昼夜为城里所行邪恶之事叹息哀哭的十个人画记号吗?这会众中有谁知道你在哪里可以把手指放在五个为城里罪恶之事叹息哀哭的人身上?哦,圣经说给那些为城里所行可憎之事叹息哀哭的人画记号。是的,是那样的。瞧?对失丧的魂再也没有负担;一切都过去了。
我们……我们已经加入教会,安定下来了。“需要的就这些。”瞧?我们就是这样得到……它太……罪是如此鬼鬼祟祟,在你不知道它的时候就悄悄地临到你了。瞧?它就是这样做的。它抓住你,就好像旧时的平底雪橇一样快,抓住了你。魔鬼就是那样做的。
呐,弟兄,让我们离开魔鬼的领地;让我们回归神;回到祭坛,重建已被拆毁的祭坛。建造你的家。把那些牌和那一切陈旧的爱情故事杂志从桌上拿走,打开圣经,读圣经,祷告。不要只是跪下来说:“赐福我的家人、马利亚、乔、约翰和他们所有人,”然后上床。不,先生。要跟神呆在一起。哦!
你知道你们过去所唱的那首歌:有时候我想跟主基督独处,我可以单独告诉他我一切的苦难。那是我们依然需要的。那是……那种的聚会,那种的教会,那是把神的祝福祈求下来的那种教会。我肯定你的牧师会欣赏每一个会员都成为那样的。他会怎样……如果教会可以像那样,会怎么样呢?
呐,马利亚带着这个婴孩来了。呐,那是基督在殿里。是的。如果基督在殿里,神也已经向西面启示了,在他未死之前神要把基督指给他看。哦,我想,如果基督在殿里,那就是圣灵在西面身上做工的时候。你们不这么想吗?
让我们想一下,那是星期一早上。呐,多少小婴孩生了下来?当时以色列大约有两百五十万人。我猜想每天晚上至少有几百个婴孩生下来;过八天他们就得行割礼,献洁净礼。是的。
他们来了;那是星期一早上。所有的……西面在办公室后面读经书。让我们看看;他拿起《以赛亚书》,开始读到《以赛亚书》9章6节:“有一婴孩为我们而生,有一子赐给我们;他名称为策士、和平的君、全能的神、永在的父,政权必担在他的肩头上。”哦,那会是谁呢?
大约那个时候,圣灵说:“起来,西面。”
“起来,你要我做什么呢?”
“只管起来。”
“哦,我要去哪里呢?”
“不,不,你只管站起来。我要你做的就这些。”
神就是要你这样做:当他说话时,就行动。那是你这个星期要做的。当神说话时,就行动。去做。说:“去看某某来教会。”行动;去做。
“站起来;就是这样。”
“我在这里。”
“接下来呢?”
“开始走。”
“去哪里呢?”
“走,我会做带领的工作,你走你的路。”瞧?
他来了。我看见他走出来,心里纳闷:“哦,我知道这是圣灵,因为他以前跟我说过话。”你们知道我的意思,不是吗?你们相信神的儿子被神的灵引导吗?他们是。瞧?他来了,走着,走过殿堂,不知道他要去哪里,只是被圣灵引导。呐,他走过来,穿过各处几千个人。他来到给孩子行割礼的队列,他过来,沿着队列走着。
他看到这个小妇人,大家都对她保持距离。他走上去。圣灵开始使他的心跳得非常快,你知道。哦,他引导你去到应许那里。是的。如果神赐给你应许,你相信神的医治,他就引导你进入应许里。如果你相信圣灵的洗,他就引导你进入应许里。瞧?应许在哪里,他就必引导你进入那里。
呐,圣灵让西面走到她身边。西面伸出手,从婴孩母亲手里接过孩子,举起手,说:“神啊,可以照着你的道让你的仆人安然离世,因为我的眼睛已经看见你的救恩。”
在后面的角落里,一个瞎眼的老妇人叫亚拿,她是个女先知。亚拿是个女先知,瞎了多年。她坐在那里,也在等候,相信以色列的安慰者。她相信那位先知要来了。她相信。她坐在那里,圣灵说:“亚拿,站起来。”你知道,那些属灵的人总是在正确的时间被引导。“站起来,亚拿。”
这个瞎眼的老妇人来了,“对不起,先生。对不起,夫人,对不起。”被圣灵引导。
“你要去哪里,亚拿?”
“我不知道。我只是被引导。”
首先你知道,她径直来到西面所站的地方,西面说:“主啊,让你的仆人安然离世。”亚拿,圣灵同样临到了她,她开始预言这孩子的事。
哦,弟兄姐妹,如果圣灵可以在那样的时候引导一个瞎眼的妇人,更何况是引导我们呢?尽管我们瞎了,但让他引导我们归回这泉源。
有一血泉,血流盈满,流自以马内利,
罪人只要投身此泉,立去全身罪迹。
你们相信这点吗?神赐福你们。你们盼望事情发生吗?我的时间快过去了。呐,你们是如此可爱的一群会众,我还可以对你们讲一个小时,但我的时间到了。让我们盼望神赐给我们一场大复兴。你们愿意……你们愿意跟我一同为了那目的祷告吗?你们愿意这样做吗?让我们低头。
呐,传道的弟兄们,我知道你们都在盼望它。我们在这里作为神的一个整体而同工。现在不要让任何东西挡在你的路上。教会啊,我们在这里跟你们一起同工。你们所有属于神召会、神的会、联合五旬节派的,不管你是什么,我们不在乎你戴的是什么牌子。我们只是……只是相信神必这样做。现在让我们同心合意地联合起来。
我们的天父,这些断断续续的话,在这里讲了一点道,只是要从你教会除掉一切的惧怕和呆板,只是要开垦荒地,在这里立一个根基;或者说不是立一个根基,而是在一个立好的根基即基督耶稣身上建造,这些年这些人被教导要相信的东西,即神的儿子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
天父,我祈求,当我们把我们的心和祷告合在一起时……我相信,圣经在《使徒行传》每4章说,当会众聚在一起报告之后,他们同心合意祷告,他们聚会的房屋震动。他们放胆讲论神的道。
神啊,今天我们作为五旬节的信徒,带着这个加在我们身上的奇妙的名来到这里,见证我们已经从圣灵重生了,圣灵引导我们。主啊,看到教会软弱了,离道反教了,崩溃了,神啊,何等的……何等的情形啊!主啊,复兴我们;差遣圣灵降在我们身上,带来更新,从上头带来怜悯的露珠。
神啊,复兴我们这里的社区;复兴整个城市;复兴周围的教会;复兴卫理公会,复兴浸信会,复兴他们所有的教会,主啊。神啊,愿复兴就在这群会众中间开始。主啊,愿我们中间有这样的一场复兴和苏醒,直到圣灵接纳我们的心,撕开我们,从我们里面挤出贵重的膏油,就是主渴望让我们的教会受膏的油。主啊,求你应允。
现在赐福我们,赦免我们的罪和我们的缺点。神啊,愿参加聚会的病人没有一个不得医治。主啊,求你应允。愿来参加聚会的有罪之人或不信者没有一个是不得救的。主啊,求你应允。
愿神的天使去到这个社区的每个教会、每个地方,进入酒吧,给罪人带来信服。愿基督徒出去见证,说:“你来看,你来看,我们从未见过这样的事。”主啊,求你应允。愿它成为一个巨大的吼声,传遍这地区,愿神从中得到荣耀。父啊,求你应允。
赐福你宝贵的牧人们;我站在这讲台上,再次在这里祈求,一些人是我一生从未见过的。但是主神啊,他们站在这里作为一个见证人,他们也是信徒。他们在这里,投入自己的本分,竭尽全力。主啊,我们的心在燃烧,渴望看到神的灵运行在我们中间。求你应允。父啊,为我们做这事。我们将自己交托给你,我们奉基督的名求,为了他的荣耀。
呐,所有这里生病和有需要的,现在请举手;只要举手。好的。我要你们互相按手;现在只要互相按手。一些……呐,不要为你自己祷告;你为你按手的人祷告,他们为你祷告。我喜欢这歌,“凡事都可能。”[原注:司琴正在弹奏“只要相信”。]
呐,在我们的心里,让我们现在想一想。我能看见一群门徒围着一个得了癫痫的男孩。我能听见安得烈说:“伙计,靠后点。我要告诉你们我在迦百农是怎么做的。我在那里赶出了癫痫,我是这样做的。”但那不起作用。
西门·彼得说:“哦,我在约帕是这样做的。我要告诉你我在那里是怎么做的。”那也不起作用。
但他们刚好看到有人从山上下来。有一位静静地走过来,也许不是一个身材高大的人。他说:“他无美貌使我们羡慕他。”但他有一些东西,他知道他所讲的。
孩子的父亲向他跑去,说:“主啊,可怜我的儿子!魔鬼屡次使他受苦。我把孩子带给你的门徒,他们却无法治愈他。”
耶稣说:“你若相信,我就能,因为在信的人,凡事都可能。”
他说:“主啊,我信;求主帮助我的不信!”
同样这个人,我们的救主,当他离开世界时,他说的最后的话:“你们往普天下去,传福音给凡受造的听。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
他说的最后迹象,他说:“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
呐,有一位信徒按手在你身上,一位相信医治的信徒,耶稣做了这个声明:“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
呐,如果你全心地相信,不疑惑,做出信心的祈祷,你所按手的那个人也在为你祷告。现在要相信。
我们的天父,我们凭着信心按手在病人和受痛苦的人身上,祈求你的恩典和怜悯供应他们所需要的一切。主啊,他们照他们在自己教会祷告的方式祈求。他们爱你,相信你。天父,我全心地祈求你打破一切不信的枷锁,赶走一切的污鬼,愿他们不能站立在这会堂里,主啊,把他赶出去。愿此时每一颗心里只有对神纯洁、毫无搀杂的信心。
愿魔鬼在我们的生命里被打败。我们知道他被打败了,因为他是被打败的东西。撒但,我现在转过来对你这样说,你被打败了。你不是怕我们,但你惧怕我们所讲的这位。你已经失去了你曾拥有的一切权势。你在各各他被打败了。
神的儿子耶稣基督胜过了一切仇敌。他胜过了所有的疾病、所有的死亡、阴间、坟墓。他胜过了你曾取得的一切胜利。你什么也不是,只是个纸老虎,我们今晚叫你纸老虎。奉耶稣基督的名,放开这些人。他们完全跟从并盼望得到医治。神的大能在场。他们互相按手,相信……
撒但,离开那些人,从他们身上出去,奉耶稣基督的名,你战败了。他们必要好了,因为神那么说了。神应许了。我们盼望这事。我们去到各各他的宝座,因为撒但被打败了,神居首位。我们知道是这样的,因为我们奉耶稣基督的名祈求事情如此成就,为了神的荣耀。
呐,只要跟神呆在里面,现在继续全心相信。“主啊,我相信你此时已经医治我了。我相信,因为我按手在这里这人身上;他按手在我身上,在这妇人身上,她也按手在我身上。我被引导去那样做。我被引导按手在这人身上。他们被引导按手在我身上。告诉西面、赐给他应许的同一位圣灵,当我们在神医治的这个地方时,他也引导我这样做。主啊,现在我相信。撒但,你此时最好离开我,因为我正在接受……我借着耶稣基督成了亚伯拉罕的种子,我占居优势。”
只要全心地继续相信,我请这里的一位牧师,这里的一位弟兄,如果可以,请你来献上祷告。某个,这里的一位牧师,上来接管聚会,你们这里的一位,好的,先生,直到……
会众,继续跟神呆在里面一会儿。我现在要求你们……当你们把手从对方身上拿回来时,说:“我相信,我此时接受主作我的医治者。不管撒但想要告诉我什么,我要相信神使我痊愈了。”
举起手,说:“我现在接受它。”举起手。神赐福你们。就是那样做的。保持那种信心前进,你必看到丰丰富富的事,超过我们所能做所能想的。直到我明晚见到你们,牧师在这里。神赐福你们。
2

昨天我刚离开家,或是前天,是昨天,我看到主把一个完全疯了的人,这人甚至两年都不知道他们是在哪里,他们的名字是什么,或任何有关的事,主恢复了他们的正常理智,以至整个医院的工作人员都说他们从未见过这样的事,瞧?

一个完全疯了的人,一个疯了的年轻女士,两年……当你看到像那样的事时,我们知道需要神来做那事。就是这样。你知道人不可能做那样的事,那不是给人的。总而言之,神的医治……
只有一种医治,就是神的医治,除了神的医治,没有别的医治。所有的医治都必须是通过神而来的。《诗篇》103:3说:“我是耶和华,医治你们的一切疾病。”
3

呐,医生治疗……医生并不宣称能医治;他们只宣称是辅助自然。神是唯一行医治的那位。

我在梅奥弟兄诊所接受过采访,那是他们在那里告诉我的话:“我们没有宣称医治人;我们只宣称辅助自然,而神能医治。”
换句话说,如果你手上有一个切口,哦,他们会把它缝起来。他们不能医治它。如果你得了阑尾炎,他们可以切除阑尾,但他们所能做的就这些。如果你一只手臂断了,你可以把手臂接起来。谁能提供它所需要的钙等东西来使那骨头愈合呢?
需要……重建细胞需要生命,是生命才能使医治成就。我们可以切除、动手术等等,但我们不可能医治。必须神自己来做。那是细胞的繁殖;只能通过神而来,神是唯一能做成这事的。
我们可以造一个机器人,它可以伸出手,几乎都可以思想,但我们不可能建造细胞。那是……唯有神能那样做。所以他是耶和华,医治我们的一切疾病。我们可以拔一颗牙,但谁来止血呢?谁来医治牙齿被拔除的地方?如果神不做这事,我们就永远得不到医治。是的。
4

如果我在外面用曲柄发动汽车,当然,我想那是很久以前的事,当时老式的T型福特车,他们过去是用曲柄发动汽车。如果我折断了手臂,我跑进来,说:“医生,赶快医治我的手臂,我要完成用曲柄发动汽车的工作。”

嗯,他会说:“你需要精神医治。”哦,是的。瞧?
他会说:“哦,至少我可以接上你的手臂,但必须有比我更高明的那位来医治它。”是的。
他可以接上手臂,那是他的职责。那是我们应当做的,去让他接上手臂,但要神来做医治。所以我不相信在神以外还有像神医这样的东西。我相信神是世上唯一的医治者。
5

因此,许多时候人们说:“伯兰罕弟兄是神医。”不,我不是神医,就跟牧师不是神的救主一样。所以我……我们只是传讲福音,传主耶稣基督的福音。福音是好消息,基督“为我们的过犯受害,为我们的罪孽压伤;因他受的刑罚我们得平安,因他受的鞭伤我们得医治”。它是已经过去的事,瞧?基督为我们做了神要求去做的一切事。所能做成的事,都已经做成了。我相信我们唯一需要做的就是接受他已经做成的事:已经做成的事。

6

呐,一个传道人,任何传道人,都有同样的权利为病人祷告,或者普通信徒跟其他任何人一样,有同样的权利。因为主说:“务要彼此认罪,互相代求,使你们可以得医治。义人祈祷所发的力量是大有功效的。”

我相信祷告中有能力。我看到一些祷告直接就得到了回应,但我一生从未医治过任何人。我看到神行过许多医治的事。所以我相信它是个人对一件已完成的工作的信心。
呐,你说……今晚,我在这里说:“多少人是基督徒?”很多人的手会举起来。“多少人去年得救了?”很多人的手会举起来。“多少人可能是一个星期前得救的?”也许会有两三只手举起来。
我不同意。你不是一年前得救的,你不是两三天前得救的。你是一千九百年前在各各他得救的,但你去年才接受它的,或你上个星期或两天前才接受它的(瞧?)。同样的,“因他受的鞭伤,你们得了医治。”瞧?“你们得了(过去式)医治。”
呐,你可以今晚接受它,或者你可以明晚接受它,或你不管在什么时候接受它,它是你的。所以,在那些基础上,你什么时候接受它,那是取决于你。
7

《希伯来书》3章,耶稣现在是大祭司,坐在天上全能神的右边,为我们所承认的代求。

呐,《希伯来书》这里所使用的词在钦定本中使用的是“宣称”,但“宣称”和“承认”是一样的。你宣称一件事或承认它,你宣称你相信耶稣是……“他为你们的过犯受害,因他受的鞭伤你们得了医治。”所以,他是大祭司,为我们承认的代求。他不能为我们做任何事,直到我们先接受它,承认它。
呐,我们可以走到祭坛祷告,直到我们……直到我们脸俯在地上死了。除非我们相信并接受主赦罪的恩典,不然我们仍是失丧的。不管我们叫得多大声,或可以呆多久,不吃食物,做多少事,直到神赐启示在我们的心里:即耶稣基督受死为要救我们,我们接受它作我们个人私人的产业。那是基督为我、为你做的事,为凡愿意相信之人所做的事。你得救,是因为你相信了它,你得医治也是一样。
许多时候人们说:“我想要感觉到我是不是得医治了。”
耶稣从未说:“你感觉得了它吗?”他说:“你相信它吗?”是那样的。“你相信它吗?”感觉跟那个毫无关系,是你的信心。如果我照我感觉的方式去做,许多时候我就会在糟糕的情形里。对吗,弟兄们?我猜想我们大家都会那样。但不是我感觉如何;而是我相信主已经做成的事。不是我的感觉,而是我对一件在各各他已完成的工作的信心。
8

呐,在这里,也许有许多……这是我第一次来到你们的城市,或者我相信这是我第一次来弗吉尼亚州,在弗吉尼亚州举行聚会。我环球七次,然而却从未来过弗吉尼亚州,那岂不糟透了吗?哦,他们总是说:“你把最好的留到最后。”是那样的吗,弟兄们?“最好的最后才来。”所以我们希望那是绝对没错的。

巴不得所有人都像我们来这以后所遇见的人,我们确实是遇见了一些非常好的人。也许我遇见的人只是市民,甚至不是基督徒。如果不是基督徒的市民都像那样,基督徒又该怎样呢?太好了!所以,会众是什么样子,聚会也只能成为那个样子。
9

呐,如果我们愿意,神就愿意,但我们有自己的本分要尽。每个单个的人都有自己的本分要尽。我跟任何人一样,无法从一场聚会搞出复兴来。没有一个单个的人或你们两三个人能;当我们为神国的缘故聚集,要看到一件事在这城里成就,需要我们大家一起同心协力,靠着主耶稣基督。弟兄姐妹,我们正生活在靠近末了的时候。我们大家都知道这点。没有……

如果你最近一两年跟我旅行过的话,你就……你就知道那是真的。瞧?我们……我们正处在一个震动的情形里,末时近了。这些事,当我们经历这个星期,我们会把发生的事和就要发生的事告诉他们。当你在报纸、电视广播和别的东西看到的时候,然后你就要听从圣经和圣灵所要说的。
10

呐,我猜……我相信我们通常是一点左右结束,或类似这样,是不是?凌晨一、二点,给我们时间结束……举行聚会……有时候,那是……呐,不要离开;我只是逗着玩。我只是逗着玩的。通常我们大约九点或九点半结束,然后叫祷告队列。所以我想这一切就是……我想管理员跟我们说我们可以让礼堂开放多长或多久,等等。

呐,你必须打电话;你必须打电话叫人,让我们……现在告诉你们……我想,我要告诉你们我们是怎么跟弟兄们举行聚会的。
记住,任何时候你觉得你想要让人来接受祷告,这里这些弟兄中的任何一个,他们相信我在这里对你们传讲的同一个福音。你的牧师跟其他任何人一样有权利为你祷告。
我们只是聚在这里。我相信经上记着,主说:“若是称为我名下的人聚集祷告,我必从天上垂听,医治他们的地。”
11

所以我们相信,祷告是用来关心人的最有能力的武器。你知道,有一次祷告改变了神的心意。你知道这点吗?肯定是的。

先知以赛亚告诉希西家说他要死在那床上。希西家便转脸朝墙痛哭,祈求神再给十五年的寿命。神打发先知回去,说:“我已经听见了。”他就存活了那段时间。瞧?当神已经宣告了他的死亡;但神留了他的命,因为他祷告了。所以,如果祷告那么有能力,它能成就什么呢?嗯,我们没有意识到它多么伟大。
12

呐,一直贯穿在聚会中……每晚我们尽力立下一个根基。以后当有人进来时,也许一会儿后,也许明晚,也许再下个晚上,一些新来的人进来,他们可能有一件事发生,他们会说:“哦,我实在不明白。”如果他们不明白,那你就拿经文给他们看。

呐,如果你看到讲台上的任何行为或我在台上讲的任何事不是完全合乎圣经的,作为一个基督徒,你有责任来找我,叫我注意。因为我的确相信神能做没有写在这道中的事。我相信他可以,他可以做他希望做的任何事。他是神。
但只要他做他应许做的事,对我来说就足够了:只要持守他的应许。我喜欢这样。我的确相信神的道是根基;我相信它就是神的道。它是我的立场,是我的生命。我全部的信心都奠基在神的道上。
13

我就是要你们现在这样相信它:神是无限的;他无所不在,无所不知,他是全能的神。“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他不可能做出改变,却还是神。他一旦做什么事,做出决定,那个决定必须永远一样。它不可能改变,神……如果神今年做一个决定,明年又改变决定,这表明他就不是神。因为他是无限的,我们是有限的。

呐,我们可以做一个决定……我可以今晚做一个决定,十分钟后又得改变它,因为我做错过那么多次;你们也是,但神没有。所以,如果他做出一个决定,那就永远是他的决定。就像这样:如果一个人来到神面前,知道自己失丧了,想要得救,神要求他,把他放在那个“若是他能信”的基础上,神便救了那人;下一个人来,要得救恩,神必须为这人做他当时所做的同样的事。
神在这里做的必须跟他在那里做的一样,不然他第一次就做错了,瞧?他必须依然是神。他的……如果这不是他的道,那他就不是神,瞧?因为这是他说的话,如果他不持守他的道,那他就不可能拥有道。
14

没有人可以比他说的话更有价值。如果我……如果我对弟兄的握手和承诺是不足够的话,我就得签许多的文件,许多这个、那个……那是不信任。我只是……你必须照我告诉你的话接受我,我必须照你告诉我的话接受你。如果我们不能彼此信任……如果我的话没有用,那我就没有用。

如果神的道没有用,那他就没有用。他不会比他的道更好。我要这样说,神持守他所说的一切话和他所做的一切应许。如果你对神所做的任何神圣的应许持正确的心理态度,他必使之成就。如果你能持正确的态度,就要全心地相信它,瞧?
每一个单个的人,不是你得让人以某个感觉按手在你身上。哦!今天有那么多的感觉,那不可能是正确的。但神的道仍是对的,瞧?道是对的。
我所拥有的感觉,我对它们一无所知,但我知道神的道是对的。因此,当神说了什么事,它就必须永远保持那样。我就是那样相信它的。我查考了它和历史,查考了神说的和历代发生的事,教会时代等等,看到它完全吻合,直到我确信他是神,一切的道都是真的。他对他的子民持守他的道。
15

呐,我们行事的方式……晚上,聚会前大约一个小时就开始,这样就不会打扰前期工作,我们叫小伙子下去分发个人的祷告卡。每晚我们都那么做。因为首先,这是我们行事的方式。我们最初开始时,当我……当然,如果就像这里一样,我们甚至都不用对这样的一小群人分发祷告卡了。瞧?但当我们有一大群人……我们期望今晚人们能挤满这地方。

呐,我们刚离开范达利亚,哦,是加利福尼亚州维塞利亚,第一个晚上……我们过去那里,他们拦阻了好几百人进去,第二个晚上双倍的人都没能进去。我们去了露天广场,三点钟那里就挤满了足够的人,他们不得不关上门,阻止人们进去。你瞧?
当聚会开始时,人们开始……饥渴的心开始看到……哦,那是圣灵在人们中间运行,瞧?不是某个传道人有某种高超的信心。我不相信那些东西。我相信,信心是从听神的道来的。每一个单个的人都应当纠正他的生活,与神和好,如果他期望能得医治的话。那是……我相信如果医治要持久,就需要个人必须与神和好。
所有的那种方法,给罪人按手并告诉他们:“那没问题,只要忘了它,无论如何神必医治你。”我不相信那个。我相信一个人应该洁净,与神和好,被纠正,上来,为神而活,做正确的事。那是持久的医治。在这三十一年期间,我看到那是真的,准备与神和好的男人女人,神必与他们和好,瞧?你必须与神和好。
16

所以,我们这么做的原因,我们最初开始时,常发给牧师、每个合作的牧师一百张卡,给他的会众和他邀请来的那些病人等等。哦,差不多第一个牧师……当然,我猜你们许多人以前参加过聚会。哦,第一个牧师差不多把他的一整群人都叫了上去,就没有时间了。所以我们不能那样做。

后来我们想,哦,我们第一天在那里时就发祷告卡,给每一个人发祷告卡。后来,当然,也进行不下去。不管谁来,若不是第一天来,嗯,他们就没有机会进入祷告队列,因为我们有足够多的卡要叫。
所以,后来我们就每天发卡。呐,我们可能叫十五或二十张上来,呐,不管那天晚上我们叫什么,把我们所能叫到的都叫上讲台。后来我们发现人们,如果他们没有拿到十五或二十以内的某个号码或卡片,他们就把卡扔在地上。他们不想要那卡;他们不会被叫到。
17

后来,我想,哦, 我会叫前面的某个小孩上来这里,让他上来这里数数,某个小男孩,像正在这里看着我、穿运动外套、系红领带的这小孩。大约像我的小约瑟那么大的……我会让一个小家伙上来,我会说:“小家伙或小姐妹,你会数数吗?”

“会。”
“数一下。”他或她就开始数,不管他们停在哪里,我就从那里开始。信不信,妈妈绝对知道,要告诉朱尼尔要在她的卡号上停下。所以你知道我们仍然是人;我们正在跟他们打交道。
所以,后来我叫我找来的一个传道人去发祷告卡。呐,如果他不在他的组织里表示一点偏向的话,弟兄们就会开始有一些看法。
后来我叫我的弟弟去分发祷告卡,或之前我叫来的另一个人,挑了一个外人,我看到他在出售祷告卡。
18

所以,我必须避免那个。我带着我的弟弟,现在我带着我儿子和两个小伙子:其中一个是我的一个同工吉恩·高德弟兄,我猜他已经被介绍过了;还有利奥·梅西尔弟兄,他就在这儿的某处。我儿子比利·保罗,他们在这里的某处。他们中的某个人会分发祷告卡。通常比利自己分发,因为利奥和吉恩……吉恩站在录音机旁,我想利奥弟兄在卖书。

呐,然后我们分发出那些卡片,现在我们就是这样做的,让每一个人都知道。我们去到台下,拿出卡片,来到人们面前,就在台上把卡片都打乱,所以你们可以看到卡片被打乱。因此,不管谁在分发卡片,他都不知道谁拿到,谁拿到的什么号码。你们一个人走过来,说:“我拿到了1号,那是我。是的,先生。”第二个人说:“我这里是2号。”哦,当然,这人可能拿到了1号,下一个人可能拿到了45或62等等。你不知道它会是哪里。
19

哦,瞧,你说:“哦,我……哦,如果我没有拿到1到15号,我最好回家。”不,不,不是那样的。瞧?当我下来时,没有人知道那号码,不管圣灵引导我从哪里开始,也许是从1到20,也许是从20到60,或者从90到30,或者类似那样。

因此,我们觉得,顺便说,圣灵就是这样有一个做工的方式,(你瞧?)领他们进来。我想绝对没错。你们众弟兄不认为那是个……哦,最近四、五、六年我一直是这样做的,类似这样。所以,不久当你拿到一张祷告卡,就持着它,因为如果你第一个晚上没有被叫到,最后我们也会叫到它的。
呐,接着……每个晚上我们叫上来那么多的祷告卡,如果我……如果主带领我那样做……最近我们借着这样做,在美国取得了我所取得的最大成功。
20

呐,你们的主场聚会是几点开始的,大约七点半吗?七点半。我想你最好六点半到七点来这里,类似这样。六点半到七点半。不要迟于……最好尽早来,因为那么多卡片一发出去,嗯,是那样的。到时你叫……叫你的亲人、生病的朋友,带他们下来。明天打电话给他们。明天下来拿祷告卡,明天晚上六点半到七点半之间,在大礼堂。我猜你们没有一个地方下午有聚会的吧,弟兄?好的。

有时候,他们在下午的聚会上分发卡片;晚上就不用去弄那事了。但如果我们……在某个教会或某处……但如果他们这样做,没关系。明天下午六点半到七点半之间下来。呐,我们期待每晚上都有聚会。
21

若主愿意,每晚我都会讲道。经理……除了小伙子们和我,没有人在这上面。所以我们……我们设法每个晚上都为病人祷告,叫罪人来到祭坛上,跟我们的弟兄们同工,尽我们所能做的来使这聚会成为复兴的开始,成为震动整个弗吉尼亚州的老式复兴,是以前在这里从未发生过的事,为了神国的缘故。

愿每一个教会都满了人,挤满了人,神的仆人前所未有地传讲福音,罪人来到各各他,病人在每一个教会里得医治,神的荣耀去到各处,那是我们的心所渴望的。
呐,我很高兴我这里有这只小钟表,我希望它才大约是……根据我的手表,它是对的。
22

呐,我想要读一段经文,今晚给你们稍微讲一点。

呐,记住,我们来这不是为了别的任何东西;我们在这不代表任何宗派,因为我不属于任何宗派教会。我被按立为宣道浸信会的传道人,在杰弗逊维尔牧养教会十七年。大约十五年前我去了宣教场,从此一直在宣教场上。
当时,我出来为病人祷告,我刚离开教会,哦,是离开了组织,因为出来之后,我要把一切东西都聚集在一起。我感觉到那是主在各处得到他儿女的方式。每一个从神的灵重生的人都是我的弟兄,每一个从神的灵重生的女人都是我的姐妹。
所以我不代表任何一个组织。如果我住在这城里,对悔改信主的人来说,我会加入这里这些跟我相信同样东西的一个好教会。我自己会那样去做。你们有自己的选择,可以做你们想要做的任何事。
23

因此,我们来这里不是为了钱。我要你们知道这点。我们来这里不是为了钱。不,先生。我五十一岁了。我当了三十一年的传道人,我在印第安纳州杰弗逊维尔浸信会帐棚传道十七年。我一生从未收过奉献。我传道十七年,没有拿过任何人一分钱;任何一个理事都可以告诉你这点。我从未收过一分钱,工作谋生。如果我能付得起这些聚会的费用,我现在甚至都不愿收取奉献。

我所能做的唯一的事就是来这里举行聚会。你唯一要做的就是支付会堂的费用,或跟聚会相关的任何费用,我所关心的就这些。只要付清那个费用,问题就解决了。你们不欠我任何东西。
我们有书。但那些书……我用不到四毛钱的价钱卖的那些书,不是因为要赚钱,因为我在那些书上要亏本,而是要把信息传给人们。录音带来自录音宣教团—另一个没有跟我们在一起的团体。哦,他们正在教会制作录音带,他们以某种合作的方式来制作录音带。但至我自己不赚钱。
24

有时候,在聚会结束时,如果所有的债务都付清了,他们会给我一笔爱心奉献。如果他们没有付清债务,他们什么也不会给我。如果他们真的给我一笔爱心奉献,我又要转过头去付债。我们想要一分钱不欠地离开这城。即使我们必须寄信回家要钱,我们也会这样做的。瞧?

但我们没有留下任何债务;从来没有。我想要保持我们的名声清洁、干净、光明正大,因为我们是在会见病人,我们要在撒但的地盘上迎见撒但,我们想要让我们的手清洁,当我们去为病人祷告时,我们是诚实、正直的,没有任何阴暗的东西。我们正作为神的仆人站在神面前。我们想要保持跟大家是公正、清洁、干净的。我要你们知道:决不是为了钱,决不是为了任何跟钱有关的东西。我们来这里不是为了那个。
我们很爱你们,所以来跟你们一起团契。正如博斯沃思弟兄一天对我说的,他说:“伯兰罕弟兄,你知道团契是什么吗?”
我说:“博士,我想我知道。”我说:“我想我……哦,是这样的吗?是两个人在一只船上。”
我说:“差不多是那样的一个报道:两个人在一只船上。”、
所以,我们渴望那团契。如果我们可以进入你的小船上,你也可以进入我们的小船上,我们就可以彼此团契,我们在这城里撒网,尽我们所能把每一个失丧的魂网进神的国里。
25

在我们对作者讲话,在我们读主的道之前,让我们现在低头。

我们的天父,我们今晚为了有这荣幸第一次站在这伟大的弗吉尼亚州而感谢你,许多年前先祖们在这里登陆,主啊,这伟大的州对我们的联邦来说太重要了,我祈求不管怎样在这伟大的州,愿你爆发一场复兴,使它为全世界所知晓。
愿从神出来一道水、一把火和圣灵,拯救失丧的,医治病人,让瞎子看见,瘸子走路,聋子听见,哑巴说话,罪人得救进入神的国,愿每一个教会都被你的同在照亮,直到世界各地的人们都能听见这场伟大的聚会。
26

主啊,我们可以祈求这个,相信这个。现在求你帮助我们为了那个目标而工作。因为向你求任何东西却不为此工作就是多此一举,相信你必这样做。我们要带着期盼等候你来应允我们。当聚会在下个星期天下午关闭时,愿有一堆的轮椅、褥子和担架放在角落里。愿罪人在羔羊的宝血里洗净,他们的手举在空中赞美神。愿神职人员、你宝贵的牧人们,就是牧养你群羊的,愿他们的心是如此地火热,好像一个新的事工赐给了他们。主啊,求你应允。赐福全地区的每一个教会和每个传道人、每个圣徒,拯救罪人。

我们现在要就近你的道,今晚立一个小根基来开始聚会,我们祈求你赐福这道。我们知道我们的话会失败,但你的话不会失败。所以,当我们读你的道时,我们祈求你借着圣灵来向我们解释它。我们奉耶稣的名求,并为了他的缘故,阿们!
27

现在不要忘了,打电话去某个地方,把病人和那些真正有需要的人叫来,我们会分发祷告卡。呐,你必须得到一张祷告卡。卡上有号码,一个字母和号码。

每晚都会分发一些祷告卡,从六点半到七点半。然后,它们会按号码被叫到。那是要避免人们冲上来。这不是竞技场,你知道,这是教会。必须按着次序来,正如保罗说的:“规规矩矩,按着次序。”所以,我们想要,当他们的号码被叫到时能走上来,传道人也来到台上。
呐,这些祷告卡是不可交换的。你必须保留自己的卡片。你不能把它拿给邻居,要把你的邻居带来。邻居必须来,听从指导,以便能拿到卡片。
因为许多时候是这样的,你把对神一无所知的人带到祷告队列中,也是这样的。你明白吗?所以,让他们来听从指导,把自己的信心建立到一个地步,在我们为病人祷告的时候能接受医治。明天下午六点半到七点半之间。
28

我想读《路加福音》2章25和26节。

25看哪,在耶路撒冷有一个人,名叫西面;这人又公义又虔诚,素常盼望以色列的安慰者来到,又有圣灵在他身上。26他得了圣灵的启示,知道自己未见死以前,必看见主的基督。
我想用“盼望”作为上下文,或作为一个主题,来建立上下文。呐,这样的聚会会带来盼望。当你看到不寻常的事发生……通常有三种人在参加那些聚会,就像在我们主的日子和各个时代;都有不信者、表面信徒和信徒。都会吸引那些人的注意。一向如此。
29

但是“盼望”,那是一件大事,盼望一件事。你们常常会得到你所盼望的。一些人来聚会,说:“哦,我不指望从聚会中得到任何东西。”哦,他们什么也得不到。但那些盼望得到东西的人,神必将他们所盼望的东西赐给他们,如果他们虔诚地来聚会,并且敬畏神的话。

总要先搞明白一件事,就是要找出它是不是神的旨意。如果是神的旨意,接着就是你做这事的目的和动机。如果是神的旨意,你的目的又是对的,动机也是对的,它就必会发生。没有办法能让它不发生。
所以要先找出那个旨意,是不是神的旨意。然后,你做这事的目的是什么?是什么?如果是自私,你必……你决不……你永远无法让事情成就,就是这样。它在神面前必须是完全清洁、干净的,不然就不会发生。就是这样。它是……你必须把这点一直记在心里,即它必须是清洁干净的。你的杯在神面前必须清洁干净,不然神就不会与你同工。
30

呐,各个时代听说过神的人……神在哪里,超自然也在那里,因为神是超自然的神,行超自然的事。你相信这点吗?

呐,在旧约,他们有个方法能弄明白一个信息对不对。呐,有了利未祭司职任以后,他们有被称为“乌陵土明”的东西。那是亚伦佩戴在这儿的胸牌。他的胸牌上有代表十二支派的石头。它们挂在殿里的角落或柱子上。呐,当先知预言或做梦的讲出他的梦,当他说的时候,如果那光成为一束光,像彩虹一样从那乌陵土明上反射出来,就表明超自然在那里,那先知在讲真理,或那做梦之人的梦是对的。
无论如何,不管那听起来是多么真实(呐,要把这点记在心里。),不管那听起来多么真实,如果那乌陵土明没有形成超自然的光,他们就不能接受它,因为那不是神。所以,当你看到任何人传讲福音,神没有下来证实那是对的,你就别管它,因为它是不对的。
31

神仍然是神。他今天活着;像以前一样活着。他是神。呐,当那祭司职任被废去时,我们又有了新的祭司职任。呐,又有新的……这个祭司职任有了新的乌陵土明,就是神的道。神的道是神的乌陵土明。如果神在圣经里应许了任何事,你都可以全心地接受它,相信它是那样的,你必看到神超自然的道发生,彰显你所信的事。

不管是什么,如果你相信它……神的道是一粒种子,撒在人的心里,如果那里没有任何东西阻碍它,就好像,当神做了一个决定时,那就是神的最后结论。如果你有一个最后结论,即神是一样的,当这两者碰在一起时,事情必定发生。它不可能不发生,瞧?如果你的最后结论跟神的是一样的,事情必定发生。
32

如果神做出了一个声明,就必须是那样的。当你接受你的立场说那是真的,事情就必发生。它必须发生。各个时代的人,当他们听见神的声音对他们说话,他们就看到了超自然,他们盼望并活出他们的生命,盼望这事发生,那从未失败过。

亚伯拉罕盼望那孩子来到。甚至到神应许他二十五年之后,他仍然盼望这孩子,当他一百岁时,他还跟七十五岁神应许他的时候一样。圣经说他从未变软弱过,而是一直刚强,相信神必做成这事。
你能想象一个七十五岁的老头和六十五岁的妇人……妇人不生养,他也是不生育的。他们走出去,到医院看医生,要安排床位。他们要生一个孩子。是的。六十五岁的老妇人和七十五岁的老头子,医生会说什么呢?“可怜的老夫妻,头脑有点不正常了。”
哦,任何完全照着神的话语来接受的人都被视为头脑有点不正常。因为那太超自然了,自然的世界对它一无所知。它对于属肉体的头脑来说是愚拙的。所以,你永远无法明白它。
33

但亚伯拉罕相信它。他说:“那是真的。”他相信那是真的。我能听见他对撒拉说:“哦,亲爱的,我们要有这个孩子。事情已经解决了,因为神这么说了。”

撒拉拿来婴孩用品、别针,把一切都准备好,做了婴孩袜,一切都准备好了。过了那么多天,头一个二十八天,“亲爱的,你感觉怎么样?”
“没有两样,亲爱的。”
“赞美神,无论如何我们会有孩子的。”
头一个月过去了,没有两样,第二个月,第一年,第二年。“亲爱的,你感觉怎么样?”
“没有两样。”
“荣耀归神!现在跟两年前相比,是个更大的神迹;现在过去两年了。”
二十五年过去了,他仍然持有一样的态度,还是一样的,因为神那么说了。你怎么知道?神那么说了;那就解决了。如果神那么说了,对此就不需要多说什么了。瞧?神那么说了。一百岁时,他仍然相信神,即神必做这事。
34

圣经在《希伯来书》4章说:“亚伯拉罕总没有因不信心里对神的应许起疑惑,反倒刚强,将赞美归给神。”我们应该是亚伯拉罕的种子。“因为我们在基督里死了的人是亚伯拉罕的种子。”对吗?圣灵使我们成为亚伯拉罕的种子。

亚伯拉罕不是犹太人;亚伯拉罕是外邦人。但既不是因为犹太人,也不是因为外邦人,而是他对神话语的信心使他成为了承受应许的人。我们在基督里死了,就是亚伯拉罕的种子,是照着应许与他一同承受产业的。我告诉你们,那是真的;我们是种子,但有时候我们没有像那样的举止,
有时候我们会去说:“哦,我要去接受祷告。我要看会发生什么事。哦,我没感到有任何不同。”亚伯拉罕的种子?哦!对教会的会员来说,那甚至都是个差劲的借口,更别说是亚伯拉罕的种子。亚伯拉罕的种子不看环境;看的是神的道。就是这样。
35

不久前,我被叫到一张床边。大约是十年前。哦,大约是十二年前,去到一个快死的男孩那里,他快死于黑白喉。医生不肯让我进去。他说:“我不能让你进去。你是个结了婚的男人。”

医生自己是天主教徒。我说:“呐,如果神甫来了,这男孩在这里快死了,你知道并说他晚上会死,你会让那神甫进去吗?”
他说:“当然。”
“给他作临终的祈祷?”
“是的,先生。”
我知道他会。我也有天主教的背景。所以我说……我知道他会那么做。我说:“哦,现在如果我……”
他说:“是的,但神甫是没有结过婚的男人。你有孩子;你会把这病带给孩子的。你有两个小孩。”
我说:“是的,先生,那是真的。”但我说:“我对神的信心……”
他说:“出去。”瞧?
我说:“哦,瞧,按着站在这里的这对父母,我对那里的那个男孩而言,跟你要死的时候神甫对你是一样的。”瞧?我说:“是一样的。我们的信心还是照样仰望神。”
36

最后,他让我穿得像个三K党,才放我进去。我进去为男孩祷告,男孩在那里,一个小护士跟我们一起过去的。年老的父母跪在床的另一边。他们给他来回注入空气,做人工呼吸。他们说他们……我跪下来,做了一个普通的简短祷告,按手在男孩身上,说:“主啊,你应许了你要做这事。这对父母相信这事。所以我按手在男孩身上。你说这些神迹要随着信的人: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因此,主啊,我心里相信你持守你的道,这对父母也相信。事情完成了,父啊,谢谢你。”

我站起来。老父亲抓住母亲,母亲抓住父亲,开始互相拥抱,哭喊,“亲爱的,奇不奇妙?奇不奇妙?”
男孩从未动过一下。他已经昏迷两三天了。他们说:“哦,奇不奇妙?”
我说:“主赐福你们大家,”开始往外走。我走出去,他们把那些东西从我身上脱掉,让我能走出去。
37

这时,小护士走过来;说:“先生。”她说:“我实在不明白。”她只是个小姑娘,“我无法明白。”你瞧,那种心电图什么的……她说:“如果那指针降到了某个位置,历史上还从未有人知道它再升上去过。唯一能维持那男孩在这里的东西……他一直很虚弱,快死了,当时快要死了。当他……那人为那孩子或男孩做了那个祷告,(他大约十二或十四岁)一点也没有改变他。他一点也没有改变。那根针仍然悬在这下面,他就像过去一样。指针从未上去过,因为它完了,就是这样。”

你知道,那个老绅士像父亲一样,拥抱这个小护士,说:“哦,我宝贵的孩子。”他说:“主赐福你,亲爱的。”他说:“我不想取笑你,因为……我不会同意你说的话。”他说:“但你瞧,你受训练去相信:当那根针或指针或不管是什么,降到那里,它决不会再上去的。”
38

护士说:“先生,那是事实。”她说:“不可能再上去的。男孩完了。他只能维持这样,如果你从他身上取下这东西,他马上就会死。”

他说:“亲爱的,”他说:“你看的是那根针。”是的。
护士只是问他:“你怎么能发笑,像那样举止,而你的孩子快要死了?”
他说:“他不会死。他得医治了。”
护士说:“哦,你怎么能指望那个呢,那根针……”
他说:“亲爱的,你所知道的就是要看那根针,但我看的是神所做的一个应许(是的。)。”
那男孩已经有了两个孩子,今天在非洲,是个宣教士。哦,取决于你看的是什么。他盼望这事发生,因为他满足了神的要求。他把孩子放在祭坛上。医学已经尽力而为了,所能给男孩的任何医疗辅助都不管用了。所以他来到神那里,相信神会帮助他。圣经说:“神赏赐那些切切寻求他的人。”是的。
39

你们要全心地寻求神,着手做正事,神必在那里遇见你。是的。但你不用走过那种泔水的路,你必须直接去到神面前,承认一切,把它摆出来,走在那些地上,神必在那里遇见你。他必为你做一件事;他必回答你的祷告。

每个相信神或听见神声音的人,都在盼望神做一件事。当神在旧约对挪亚说话时……
呐,当时地上从未下过雨。为什么有……神滋润大地。一直到上古洪水毁灭时,神借着灌溉来滋润大地。从来没有下过雨。神对挪亚说话,吩咐他预备方舟,拯救他的家人,天要下雨了。雨要从天降下,整个大地都要被水淹没。挪亚盼望着那事发生。如果他不盼望这事,第一个批评者过来,他就会说:“哦,我猜也许我错了。那不是神。”瞧?他就会离开。
40

呐,那差不多是教会1961年版的举止方式。但那不是真正的……真正重生的基督徒,当神那么说话时,我们就盼望它是那样的。神这样说了,事情就必是那样的。它必须是那样的。

他说……你知道,为什么我们……为什么我们是今天的这个样子呢?教会在老底嘉教会时代怎么会是不冷不热的呢?嗯,它是……神说它将是那样的。你不可能指望别的。必定是那样的。是的。但他有……“凡他所爱的,他必责备管教。我站在门外敲门,若有听见我声音的人……”那是圣经《启示录》第3章神对这个教会时代的致词,对老底嘉教会时代的致词。
41

呐,我们注意到,挪亚为自己预备了方舟,被敬畏感动,造了方舟,站在门口向不信者传道。但他盼望神会持守他的应许,因为他听见了神的声音讲天要下雨。

呐,如果你能坐在你现在所在的地方,将自己完全奉献给神,盼望神做一件事,听见神的声音在你心里低声说,“你不用等明晚拿到一张祷告卡。这就是我要医治你的时候。”就是这样。问题解决了。没有任何东西能摇动你离开那个。
如果你从未领受圣灵,你说:“主啊,我寻求圣灵这么多年了,但我刚才听见一个声音告诉我说我今晚就要得到它。”那就解决了。是那样的。你会极其地盼望它,它就必发生。
42

呐,挪亚站在那里,敲打着那方舟,因为他盼望着天要下雨。

呐,让我们花一点时间来看,批评者走过来,说:“哦,等一下,先生。挪亚先生,你告诉我说天要下雨。”
“是的,先生。”
“呐,我是个科学家。”他们有科学家。科学家来自该隐的家族。所以他说:“呐,我们是科学家,我们想要你指给我们看那雨在天上哪里呢?”
呐,信心不是你能看见的东西,“信心乃是所望之事的实底,是未见之事的确据。”神那么说了。我们不用证明任何东西。什么也不用证明……你无法证明神;你甚至无法证明你有一个思想。是真的。你证明不了。你是否能真的让我看见、尝到、摸到、闻到或听见。你摸过你的思想吗?看见你的思想吗?尝到你的思想吗?瞧,那些感官无法宣告它。但你还是有一个;你知道你有。
对神来说也是这样。你说:“你怎么知道我有一个思想呢?”我看到我举止的方式。我知道有样东西把我从罪人改变成了基督徒。我得到了一位神,我知道他是真实的,就像你的思想或其它会运行的任何感官一样真实。
43

呐,注意。我们进入人的身体有五个感官,五个感官。灵也有五个出口,就是良心、想象等等。但魂只有一个入口(那是灵、魂、体),魂,那是沿着意愿的路线;这把每个男女都放在跟伊甸园里一样的基础上。

你想要做……你有个……你有自由的意志,想怎么做就怎么做。这些感官没有一个跟那有关,灵或身体也跟它无关,但是借着意愿进入魂里。神告诉亚当:“你吃的日子必定死。”呐,他可以吃却又活着,哦,是他可以……他可以吃而死去,或者远离它而活着。
呐,今晚我们也是这样的。我们可以接受神的道,得医治,或者我们离开它,转身离它而去,不得医治。我们可以借着相信他而得到永生,或者我们走开,没有永生。取决于你:意愿。
44

当挪亚听见神的声音告诉他说天要下雨,云朵出现,天要下雨,各个时代还从未出现过,但天要下雨,挪亚知道这点,神是造物主神,他能,他能做他想要做的任何事。因此,他是神,没有别的。他知道神能够在上面创造雨,即使上面没有任何的雨。他是耶和华以勒,主自己预备一只祭物。

所以,神能创造雨。即使上面没有云朵,上面没有雨……如果神说要下雨,挪亚说:“不管怎样,我要马上造方舟。”因为他盼望天下雨。当他把方舟造好,一切都就绪,就下雨了,因为他相信。
45

呐,当你……当你真的照神的道接受神时,那会使你举止怪异。当你举止好像期待……我看到人们来到讲台,说:“哦,瞧,我病了,先生,你不知道吗?”

“嗯,我肯定知道你病了。”是的。
“哦,你能做一件事吗?”
嗯,你那样做,永远也得不到。是的,先生。你为他们祷告,按手在他们身上,他们会离开讲台,“没感到一点两样。”哦,你不会有。那是一件肯定的事;你不会有。
呐,你没有在盼望任何事。你来到讲台,只管照神说的方式遵循神的指示,然后离开,得到盼望。“是的,先生,我要接受。它已经成就了。我做了神告诉我做的事。所以问题解决了。”那是……就是那样。那是亚伯拉罕的种子。
46

呐,我们要来看另一位:摩西。摩西,哦,他是个受了训练的神学家。他真的知道,因为他能够……他能够教导埃及人知识。他太聪明了。他知道他生下来、长大了要成为以色列的拯救者。所以他认为他可以拿起他的神学训练,走出去做这事。但他发现他是个失败者。

当我们试图教育教会去团契,当我们试图教育人们归向基督,我们只是在打空气。我们哪也去不了。只有一个方式是男人女人可以归向基督的:就是借着耶稣基督的宝血,重生。那是我们所能走的唯一通路。当你进入那里,得着了真正的圣灵信心,使你称任何违背神应许的东西如同无有。
不管环境如何,不管你病得怎样,不管医生说什么……他不管你了。“你要死于癌症,你得了心脏病,随时可能死。”你根本不看那个。你看的是神说的话。你持守在神说的话上。那是……神那么说了,问题就永远解决了。呐,你不能吓唬它。你必须真正相信。
47

你说:“哦,是的,我相信它。”哦,我见过人们那样说,如果信心是墨水,你连一个小点也打不出来。他们仅仅是激动了。那是希望而不是信心,真正的信心不会接受“不”作答案。它的胸膛上有毛,高大结实。它说话,一切事都要趴下。就是这样。

如果……你知道,感官会跳起来,说:“你的感觉没有任何两样;你只是……”
你说:“闭嘴!”信心会说:“趴下。”神接管了。是那样的。呐,“哦,你的胃仍然伤痛。”
“闭嘴!根本不要去感觉它。”是那样的。
那是……不要……不要……肯定的,它看的是神说的话。神那么说了,信心就相信它。如果你能持守住信心,让信心接管,它会使其它的东西看起来像侏儒;会使它们都趴下,因为他是老板。信心有强壮的大肌肉,我告诉你们,别的一切,所有的感官、迷信、小主义等等,当信心接管时都要趴下。他是……他是老板。是的。
48

呐,他们是……当然,摩西认为他有那信心,但当他凭自己的方式出去时,他发现他犯了一个错误。他回去,娶了一个漂亮的埃塞俄比亚女子,在那里生了儿子革舜。他安定下来过美好的生活,牧养群羊,知道叶忒罗一去世他就要作继承人,他自己就要拥有所有的羊群。所以他相当满足。

但一天,他正在偏僻的沙漠地行走;有一件神学院里从未发生的事发生了。有一件他以前从未听过的事发生了。他看见燃烧的荆棘。他走到一边,看那是怎么回事。一个声音从那里说话:“摩西,把你的鞋子脱下来。你所站的地是圣的。”哦!“我百姓的哀声我已经听见了;他们所受的苦痛我也看见了。我记得我的道。我记得我告诉亚伯拉罕的话。他的种子要寄居在陌生的地上四百年。那个时间到了。我记得我的话。好的,摩西,我打发你下去。”
49

你能想象吗?一个如此懦弱的人,他逃离了这个国家;因为杀了一个人而陷入困境,逃离这个国家,却在神的大能下回去,击杀了整个国家,而从未陷入困境,瞧?

这就表明你做的事是出于神的旨意,还是出于自己的意愿。瞧?你可以靠自己的意愿去做,陷入困境,为什么你不放开,让神来做呢?就是要那样去做。
第二天他去了。你谈到激进的事。你可以看到第二天的摩西,做了一个老牧羊人之后……他八十岁了,也许长长的白胡子,光秃的脑袋,手里拿着一根弯曲的杖,骑着骡子,老婆跨坐在上面,膝上抱着一个小孩。他像这样吆喝着下去,下去,“荣耀归神!”下埃及去。
“摩西,你去哪里?”
“下埃及去接管。”是的,先生。
“什么?一个人入侵?”
“是的,先生。没错。”
“为什么?你怎么知道你要接管呢?”
“神那么说了。”问题就解决了。“我听见了神的声音。我盼望他做这事。”是的。
看起来愚蠢。有人说:“可怜的老人。一个人入侵。”好像一个人要去打败俄国,你瞧?
但他做到了,因为神那么说了。他盼望神持守他的道,阿们!我盼望神向我们持守他的道。神必向任何接受他话语的人持守他的道,他说:“应许是我的。神做了应许,我盼望你持守它。我不接受任何’不’作答案。我就站在这里。”
50

像巴迪·罗宾逊,一天他正在外面用他的老骡子犁地,骡子跑了,他咬住了骡子的耳朵。他想要传讲成圣,他说:“呐,我是……我是个不好看的人,牙齿上满是骡子的毛发,还传讲成圣吗?”

于是他跪在田里,说:“主啊,你若不给我圣灵,当你回来时,会发现一堆骨头躺在这里,就是当你回来的时候。”呐,他得到了圣灵。那是第二个祝福,他称之为成圣。
51

所以,就是这样的。当你把那个带到神面前,说:“这个就是了。这样问题就解决了。神啊,你这么说了,就是这样。医生已经为我尽力而为了,在医学的手里,我是个没希望的病例;在医院的手里,我是个没希望的病例。只有一位,我把自己交给你。现在我在你手里,神啊,我在你手上。”阿们!呆在那里。那样,事情就会发生了。

就会有什么事要发生了。当你听见神的声音告诉你:“你是我的。我拥有你。我用自己的血买了你。我要……因我受的鞭伤你得了医治。”哦,弟兄,我告诉你,当你那样做时,就会有什么事要发生了。
是的,它会使……哦,人们会说:“哇哦,露西,内蒂或马大,马利亚,嗯,你知道他们失去了理智。我告诉你,他们去那里聚会,受膏抹,呐,你知道……我们知道她就要死于癌症,医生说她好不了。她去到那里搞受浸,只会唱一句’哈利路亚!哈利路亚!’在那里走来走去,举止失常。嗯,那个可怜的妇人发疯了。”
不。她只是在照神着的道接受神。对人们来说,她是举止癫狂,但她正在顺从神所说的话。是的。没错。
52

摩西是那么做的。他去了。你能想象这老人跛着一只脚,他去了,你知道,身后牵着一头骡子。“荣耀!哈利路亚!”

“摩西,你要去哪儿?”
“下埃及去,去接管。”下去接管。八十岁,去到世上最精良的机械化部队面前,他们把整个世界都征服了。八十岁的人,带着老婆孩子去了。那是他的儿子革舜,也许是坐在他妈的腿上,他走向埃及,牵着这头老骡子,要下去接管,他做到了。是的。为什么?他盼望着。为什么?神那么说了。问题就解决了。当神那么说了,那就是……
53

约翰,当他走到那里,他站在约旦河岸,站在那里传道。在河对岸的祭司说:“你是要告诉我,日子要到,每天常献的祭要从殿里废掉,再也不要任何献祭和祭品了吗?”

他说:“日子要到,将有一位要来,他就是祭物。”
“哦,醒醒吧,传道人。你出什么问题了?不会出现像那样的时候。”
他开始观看,说:“看哪(阿们!),看哪,神的羔羊,除去世人罪孽的!”为什么?约翰正盼望着他;因为他说:“那在旷野吩咐我去用水施洗的说:’你看见圣灵降下来住在谁的身上,谁就是用圣灵与火施洗的。’”这就是那位。约翰正盼望看见他。
约翰说:“我认识他,因为弥赛亚的迹象在他头上,他头上有一道光,我知道那是弥赛亚。”约翰正盼望着看见他。
54

教会啊,我们应当盼望看到神做一件事,应当盼望看到全城范围的复兴,一场震动出现在人们中间。当然。这是应许给我们的。我们相信它。你们跟我一起相信。如果我们把心合在一起相信,事情就必发生,必定会发生:盼望它。肯定的。

哦,我们可以继续讲。我们可以继续讲不同的人,但在以下的几分钟里,让我们来讲一下西面,作为结束。
55

西面,他是个了不起的人。呐,不久前我读到他;他快八十岁了,是个老圣人,很受百姓的喜欢,但他一直是个属灵的人。所以,一天他出来,说:“我未死之前,要看见主所立的基督。”呐,你能想象吗?

你说:“西面,你怎么那样说呢?是什么使你那么说呢?你走极端了,你陷入了什么样的主义呢?”
“没有。”
“为什么你……是什么使你那么说呢?”
“圣灵告诉了我。圣灵向我启示,说我未死之前,必看见主所立的基督。我相信它,就是这样。”他到处告诉别人。不管他的名多了不起,他用不着是贵族,但他只……他只……我不管他是什么;他仍然相信圣灵是对的。哦,没有两位圣灵;只有一位圣灵。是的。他被圣灵带领,圣灵向他启示了。向西面启示的同一位圣灵也能把神所做的应许启示给你。是的。
56

呐,我们发现他……他到处告诉别人:“是的。我不会死。我未死之前,要看见主所立的基督。”

我能听见会众说:“可怜的老西面;一个如此可怜、贫穷的老人。你知道,他有点儿……他现在一只脚踏进坟墓里了,八十多岁,快要死了。瞧,从亚当以来,人们就一直在仰望基督,瞧,大卫仰望他,唱他的歌。众先知预言到他,所有这一切。现在这个老人……呐,在我们一生中,我们现在比过去离它更远了,现在这个老人一只脚踏在坟墓,快要去世……他到处走,在百姓中间说:’不,我未死之前,要看见主所立的基督。它近在眼前了。’”
“你怎么知道呢?”
“圣灵这么告诉我。”他在盼望这事。是的。盼望着它成就。
57

哦,如果你……如果你盼望它成就,那它就会成就。就像……我常说:“当深渊向深渊呼唤……”大卫说:“你的瀑布发声,深渊就与深渊响应。”那里有你渴望的东西,有某样东西在你心里。

我爱风景,我爱打猎。从我是个小孩子起,我就会去山里,爬上山,观察傍晚太阳下山,观察早上太阳升起。瞧,神的那只大眼睛看起来像是可以运行穿过那里。
我看到春天到了,几个星期前埋在雪底下的小种子裂开了,蹦出来了,果肉从里面流出来。没有东西剩下了,没有种子,没有果肉,没有秆,没有花瓣,那花儿没剩下任何东西。甚至种子也从里面掉落了。你知道神安排了一支送葬队伍给他的花儿吗?你知道这点吗?肯定的。
58

霜打到小花,无论老幼,花都低下头枯死了;那是死亡。从小花里面掉了一粒黑种子在地上。九月到了,十月随后到了;泪滴开始从十月的雨水中落下来,你知道,把种子埋在地里:一支送葬队伍。瞧?

整个冬天种子都躺在那里,腐烂了。后来冰冻来了,裂开了那粒小种子;果肉流出来了。你可以取一把那尘土,拿到实验室;你可以拿世上的任何化学成分,都不可能在里面找到生命细胞。但它就在那儿的某处。是的。
生命被藏起来;你无法找到它。但只要让太阳……太阳会让所有植物的生命生发出来。呐,当那太阳开始照耀时,生命就必出现。
59

我告诉你,你从这里出去,铺下你今年的混凝土人行道,在你的院子里铺人行道。来年你的青草在哪里最茂密?是在哪里?任何时候是在哪里?就在人行道的边上。是为什么呢?是躺在那混凝土底下的那个生命。当那太阳……不要遮住它不见阳光。当那太阳开始照耀时,那生命会一路蜿蜒,一直爬到人行道的边缘,探出头来赞美神。为什么?太阳正在照耀。

太阳是一位大师,是所有植物生命的赐予者。不管它在哪里,它都会再次照耀。那生命会一路蜿蜒,走出路来,走出路来,直到最后从那里冒出来,伸出头来荣耀神。无论是谁,怎么能不相信复活呢?哦,当那个,不是神的太阳(s-u-n),而是神的儿子(S-o-n),永生……
你可以把我葬在海里;你可以把我葬在你想要的任何东西下面,但当那位神子(S-o-n)再来的时候开始发光,每个在基督里死了和有永生的人都必复活,与他同去,这就像我今晚站在这讲台上一样确定。是的。
60

[原注:磁带空白。]……许多时候。但不久前,我们城里有个小男孩,老师告诉他的妈妈,说:“你得看着这孩子。你一拿给他一支铅笔,他很快就把铅笔上的橡皮吃掉。”吃橡皮。后来他妈妈发现他在外面吃后廊上自行车的踏板:只是吃自行车的踏板,他就享受了一顿美食大餐。

哦,他们把小家伙带去,到诊所给他作检查。医生仔细检查他,分析他的身体。后来发现,小家伙的身体缺硫磺。橡皮里有硫磺。他的身体正在渴求硫磺。硫磺在橡皮里,所以,那就是他吃橡皮的原因。
呐,在这里有东西呼唤硫磺之前,必须先有硫磺来响应那个呼唤,不然就决不会有对硫磺的呼唤。
61

换句话说,在地上有树生长出来之前,必须先有地让树在上面生长,不然就不会有树。在有鱼之前……在鱼的后背有鳍之前,必须先有水让鱼在里面游泳,不然鱼绝不会有鳍。瞧?是的。

换句话说,有一位造物主创造被造物。当你心里……多少人相信神的医治,请举手?哦,(谢谢)就如你相信神的医治一样肯定,你里面有东西告诉你有一位医治的神。在这以前,甚至在那受造物进入到你心里面之前,必须有一位造物主创造受造物。阿们!是那样的。
这就是你们今晚在这里的原因,这场聚会举行的原因,这证明某处有一个神医治的泉源敞开着。饥渴的心……
62

最近我站在非洲,一天下午我们在那里就有三万个信主的,一次看到二万五千人得了医治;七辆平板货车,几乎像这会堂一样长,开走了。次日早上,二万五千人站着,走在街上,他们的拐杖、旧褥子等等放在那里,他们把那些东西带来了,走在街上。不同的部落联合在一起,唱着“只要相信,凡事都可能”。市长和我站在宾馆那里,哭得像孩子,看到……

那些土著前一天都还不知道哪只是左右手,现在他们成了可爱的基督徒,一下子被神的大能医治了。为什么?他们看到一件事发生。当他们看到事情发生时,有东西涌向他们,他们说:“那也是我。”当他们得到了机会,他们就接受了,然后就走了。事情就是这样的。瞧?
63

首先必须有创造物,哦,是先要有造物主创造受造物,使你渴望并相信神。当事情发生时,你完全相信那个,那表明某处有一个神医治的泉源。是的。必定是那样。圣经说:是他的圣灵带领你。带领西面相信那启示的同一位圣灵,也是带领你相信神医治的圣灵:没有两位圣灵,只有一位。

向西面启示他未死之前要看见主所立的基督的同一位圣灵,这同一位圣灵对你说话,“有神的大能,他医治病人。”瞧?哦,清不清楚?太清楚了。嗯,你不可能使它更清楚了。瞧?“有神的医治,他医治病人。”瞧?
64

哦,医生说:“我知道那些绅士……”那很好。我一直为他们祷告,我不谴责医生。不,先生。他是个……他是神的仆人,对人有作用。但有一些事是他不知道的,有一些事是他做不了的。如果他做不了,我们就去看专科医生(你明白吗?),至大的医生,至大的专科医生,至大医生。去看他。我们被邀请去。他请我们去。他正等候我们到那里去。是的。

他正盼望我们。那是他将自己启示给你的原因。“我是耶和华,医治你的一切疾病。我是耶和华拉法,耶和华医治者,是医治你一切疾病的主。”
你心里有东西告诉你:“是的。我相信那个。”
哦,那是同样的圣灵,说:“西面,你未死之前要看见主所立的基督。”
65

这里有多少病人相信你在这聚会期间会得医治,请举手?说:“我相信我会得医治;我的亲人等等也会得医治。”好的,很好。瞧?

有东西向你启示了。什么?同样的圣灵。你正在盼望它吗?盼望它发生吗?多少人相信我们会有一场大聚会?现在抬起头,“我相信我们会……”瞧?我也相信。瞧?那是什么?圣灵向你启示了,阿们!
我相信我们必看见神的大能。你信不信?肯定的。圣灵向我们启示了。我们相信这点。我们只要持守那个。
66

呐,你知道,他们当时没有电视(为此感谢神。),所以他们来……我相信纯正的圣洁;我确实相信。我相信……我真的……你说……你们听我不久前说我是浸信会的;我是五旬节派的浸信会信徒。我是领受了圣灵的浸信会信徒。是的。

我相信老式、五旬节的、纯正的、能杀死罪恶的宗教。是的,先生。我相信做人要完全正直,并以同样的方式传讲它,以你传讲的方式活出它来,活多高,就跳多高。是的。如果你不能活很高,那就不要跳很高。但是,这道会使你跳得跟你的生命相称。我相信应该是那样的。那是神尊重他话语的时候。它要么是对的,要么是错的。我相信神说:“凡事察验。”它向我证明了它是对的,所以我相信它,阿们!
67

呐,注意这点。我想问一件事。呐,不是要开始……传道人是那些做传道工作的人。我来这里是举行医治聚会。但面对着文明人、所有的美好和事实,我要问一件事。你们注意到五旬节派和其它各处的妇女吗?每年她们都在脱掉更多的衣服,脱掉更多的衣服,脱掉更多的衣服,直到她们几乎变成了一个耻辱。

呐,我们可以指望世上的人那样。他们不知道有什么差别。但对我们五旬节派的人……我想说一件事。我站在那里,我一次看到三万土著接受了耶稣基督。那些妇人站在那里,就像你刚来到世上时一样,是赤身的,无论老幼,唯有一块破布,念珠挂在大约这么大的破布前面,从来不知道自己是赤身的,对此一无所知。就在那里,他们看到了医治的事发生,还有这个迹象(明晚我要讲多一点),看见那事发生……他们想要接受……他们想要一样东西,想要接受基督。我说……我问:“凡是相信耶稣要救你们的,请站起来。”哦,他们估计有三万人。我不知道有多少人站着,但是有三万人站了起来。
68

然后,博斯沃思弟兄他们说:“伯兰罕弟兄,我相信他们是指身体的医治。”

我说:“我不是指……”我有十五个翻译,你知道。所以我说:“我不是指身体的医治;我是指救恩,即你们接受神的儿子基督作你们个人的救主,想要服侍他。”他们许多人手里拿着偶像。我说:“你们对此是真诚的人,就把偶像摔在地上。”你看到,好像是一阵尘暴像那样扬起来。
那些赤身的妇人,她们一接受基督……弟兄姐妹,她们像这样叠着双臂,从男人面前走开了。如果一个不知道左右手的原始的异教徒,当基督一触到他们,他们就意识到了自己是赤身的,而我们宣称属于永生神的教会的,每年却把自己在脱光吗?这在我看来没有道理。某处出问题了。是的。
神啊,是的,我们是在老底嘉;那是我们所处的地方。我们……我们来到了靠近主耶稣再来的界线。哦,让我们准备好迎见他,是的,是的。
69

西面……正如我所说的,他们没有电视。当我讲这点时,我做了一个评论,讲了一件有关这个的事。一次,有个女士对我说……谈到女人穿着那些贴身的小衣服等等的方式,她说:“嗯。”

我说:“如果你那样做,在审判的日子,你将为犯奸淫而交账。”有人在这点上要我表态。
我说:“耶稣说:’凡看见妇女就动淫念的,这人心里就已经与她犯奸淫了。’你可能对你丈夫或爱人像百合花一样纯洁;你可能跟美国的妇女一样贞洁,像你从母腹出来的时候一样贞洁。但是女士,如果你像那样穿着,让罪人那样看你,他对你动了淫念,当他动淫念时,在审判的日子,当他为犯奸淫交账时,你就是那个把自己呈献给他的人。”就是这样。所以你要为犯奸淫交账。
70

有个妇女对我说:“哦,伯兰罕弟兄,他们只生产那种衣服了。”

我说:“他们仍然有缝纫机,出售布匹。对此没有借口。”仍旧是一样的。是的。
我们今天需要的是一个老式、纯正的、杀死罪恶的好宗教,圣徒保罗的老式复兴,复兴圣灵,再回到真正的五旬节信息,回归真理。
71

今天的事情是,工场上太多的布道家,福音传道对他们来说,成了一张饭票。他们有那么大的节目要赞助,他们不可能在教会面前那样说。

某个传道人告诉我说:“你会因此毁掉你的事工。”
我说:“神的道要毁掉的任何事工,都应当被毁掉,被踢出去。”是的,先生。我说:“我……”是的,你没有……我们需要的是回归圣经,回归真正的圣洁,回归神,回归到人们能拥有信心的地方。神怎么能把他的教会建造在一个像那样的根基上呢?
我们已经把我们的教会建造成组织了,我们属于他们,像其他教会一样安定下来。呐,我们过去常说:“冷淡、形式化的老浸信会,”现在浸信会说:“冷淡、形式化的五旬节派。”是的。绝对没错。五旬节派比浸信会更形式化。是的,先生。我们就是这样的。
72

我们想要的是在整个地区有一场美好、老式、震动的复兴,把男人女人带回到神那里。嗯,五十年前教会处在比今天更好的情形里,等候耶稣到来,当时他们中间有真正的五旬节。

但今天,我们使我们的道路变软弱了,我们的讲坛变软弱了,至少有四、五代神学院的传道人留着卷发或别的进来,你知道……我不是说任何有关卷发的事,因为我没有卷发,但那并不使……但我是要说,他们退回到了一个地方,好像神有孙儿女。神没有孙儿女。
73

你知道,卫理公会……如果你是个卫理公会的,重生了,你就是神的一个儿子。但你发现了什么?卫斯理来了,第一代的卫理公会是好的;第二代就开始把自己的儿女带进来。那是五旬节派所做的同样的事。

几年前,他们有真正的五旬节,弟兄,男人女人跪在祭坛上,付出代价,经历了,活出生命。是的,先生。哦,他们做了什么?他们把自己的儿女带进来,让他们坐在座位上,在教会奉献他们,他们是五旬节派的。那是孙儿女。
圣经没有地方说神有孙儿女。神不是祖父;他是神。他是父亲。哈利路亚!每一个男人女人,我不管你……或你父母多好,你必须有重生和被圣灵充满的同样经历,如果你指望成为神的儿女的话。是的。
74

光是“五旬节”这个词救不了你。五旬节不是一个组织;“凡愿意的,都可以来从生命的泉源喝水,五旬节是一个经历。阿们!呐,是真的,朋友。那是檫树,好像……你们这儿有檫树吗?好的,你们知道我的意思。

一次,我说,有人说……有人给我写了几封信,说:“什么是檫树?”好的。但你们这里的人知道那是什么。是的,先生。
哦,弟兄,我告诉你,它会纠正你。它会……会使你正确地生活。是真的。只要去到那下面,一直呆到事情结束,被神纠正过来了。是的。
75

当时,西面,他得到了那个应许;他全心地相信。耶稣生在犹太地的伯利恒。博士来了,他们没有报纸。八天后,母亲来到圣殿,献上鸽子或斑鸠作洁净礼,为孩子行割礼。呐,耶稣来了。

呐,要结束了,耶稣来了,他在母亲的怀里第一次进到圣殿。他们告诉我说他的襁褓布是由缠在牛轭背上、挂在马房里的布做成的。而我们可以穿上五百美元的貂皮大衣,鼻子翘在空中;若是下雨都会淹死的,还以为自己是个人物。
我们的救主,天上的神,降临,被裹在襁褓布里。“狐狸有洞,飞鸟有窝,人子却没有枕头的地方。”
而我们还以为自己是个人物;可以开一部比琼斯一家更好的车,为了得到那部车,得到一台更好的电视什么的,快要把自己的孩子都饿死了;星期三晚上呆在家里,不去参加祷告会,让教会空荡荡的,要看“我爱苏茜”或类似的东西,电视上的荒唐东西。那表明了你对神的爱有多少。
76

我告诉你,弟兄,我们需要的是一场复兴。绝对没错。那正是这个国家所需要的,就是归向神。是的,先生。当你显出……你的行为表明了那是什么;人们的行为清楚地表明了。如果你爱世界或世界上的事,圣经说神的爱甚至都不在你里面。是的。

哦,你加入教会;没问题。但这个教会是我们所讲的。你不是加入这教会,你是生在它里面的。我在伯兰罕家庭里五十一年了,他们从未要求我加入这家庭。为什么?我是生在里面的。我生来就是一个伯兰罕。你也是这样是基督徒的;你生在永生神的教会里。你借着出生而生在它里面。你借着出生成为一个基督徒。
77

呐,耶稣进入圣殿里。我能想象当时的那些母亲,你知道,所有的母亲都抱着小婴孩在那里,带着婴孩袜和她们的针线活,你知道,都是手工的,她们奇特的毯子,你知道,社交的妇女谈论……首先你知道,马利亚抱着这个包在襁褓布里的小婴孩走进来,瞧?一块牛轭上的布裹在他身上。她走过来,我能听见一些妇女说:“瞧那里,瞧那个圣滚轮。”或者,你知道我的意思,也许那是错的。瞧?但我说……

她们说:“瞧那妇人。你们知道吗?她嫁了……那婴孩是在圣洁婚姻之外生的。不要告诉我。哪里有一点烟,某处就一定有火。是的,先生。老兄,我告诉你,事情就是这样的。我告诉你,她是那些人中的一个。你最好留意她,瞧?离她远点。”
不冷不热的信徒就是这样对待真信徒的。“哦,他失去了理智,走了极端。出问题了。他竟然为这件事而相信神。”他说:“哦,神迹的日子过去了。没有像神的医治这样的事。”哼!是的。
78

但在马利亚的心里,她知道那婴孩属于谁。她知道。每个从神的灵重生的人也知道,他知道他站在哪里。他知道那个启示,以及谁给他的那个启示。

保罗说:“我到你们那里,从来没有对你们传讲人智慧好听的言语,免得叫你们的信心建造在人的智慧上,我到你们那里,乃是传讲圣灵的大能。”是那样的,弟兄,简单明了,很容易相信,就是这样。神这么说,那就解决了。那是……整件事就是这样。
马利亚知道那婴孩属于谁,不管其他任何人说什么。我能看到她们说:“呐,离她远点。不要到她周围去。不要跟她有任何关系。她是……只要远离她。”
马利亚不在乎她们是否那样做,没有任何关系。她知道这婴孩属于谁。她知道那是谁。是的。
79

你知道吗?当你得到了圣灵,你知道对你而言发生了什么;你在那里。你知道它是从哪里来的。不是来自某所神学院或墓地……它来自……它来自神。哦,那两者都一样,是没有生气的地方,所以……所以……

马利亚知道这婴孩是从哪里来的。她只留意孩子,说:“是的,先生。”她知道,她像那样继续走着,不理会,跟她的婴孩说话。她没有时间跟那些协会来往。
那正是今天我们教会的问题所在;他们有妇女协会、男人协会、这个协会、棒球运动、鸡汤晚宴和别的一切。祷告会被遗弃了,你知道;再也没有了。圣灵应许了他只给那些为城里所行可憎之事叹息哀哭的人盖记号。
80

神职人员,今晚你能用手给这城里昼夜为城里所行邪恶之事叹息哀哭的十个人画记号吗?这会众中有谁知道你在哪里可以把手指放在五个为城里罪恶之事叹息哀哭的人身上?哦,圣经说给那些为城里所行可憎之事叹息哀哭的人画记号。是的,是那样的。瞧?对失丧的魂再也没有负担;一切都过去了。

我们……我们已经加入教会,安定下来了。“需要的就这些。”瞧?我们就是这样得到……它太……罪是如此鬼鬼祟祟,在你不知道它的时候就悄悄地临到你了。瞧?它就是这样做的。它抓住你,就好像旧时的平底雪橇一样快,抓住了你。魔鬼就是那样做的。
呐,弟兄,让我们离开魔鬼的领地;让我们回归神;回到祭坛,重建已被拆毁的祭坛。建造你的家。把那些牌和那一切陈旧的爱情故事杂志从桌上拿走,打开圣经,读圣经,祷告。不要只是跪下来说:“赐福我的家人、马利亚、乔、约翰和他们所有人,”然后上床。不,先生。要跟神呆在一起。哦!
81

你知道你们过去所唱的那首歌:有时候我想跟主基督独处,我可以单独告诉他我一切的苦难。那是我们依然需要的。那是……那种的聚会,那种的教会,那是把神的祝福祈求下来的那种教会。我肯定你的牧师会欣赏每一个会员都成为那样的。他会怎样……如果教会可以像那样,会怎么样呢?

呐,马利亚带着这个婴孩来了。呐,那是基督在殿里。是的。如果基督在殿里,神也已经向西面启示了,在他未死之前神要把基督指给他看。哦,我想,如果基督在殿里,那就是圣灵在西面身上做工的时候。你们不这么想吗?
82

让我们想一下,那是星期一早上。呐,多少小婴孩生了下来?当时以色列大约有两百五十万人。我猜想每天晚上至少有几百个婴孩生下来;过八天他们就得行割礼,献洁净礼。是的。

他们来了;那是星期一早上。所有的……西面在办公室后面读经书。让我们看看;他拿起《以赛亚书》,开始读到《以赛亚书》9章6节:“有一婴孩为我们而生,有一子赐给我们;他名称为策士、和平的君、全能的神、永在的父,政权必担在他的肩头上。”哦,那会是谁呢?
大约那个时候,圣灵说:“起来,西面。”
“起来,你要我做什么呢?”
“只管起来。”
“哦,我要去哪里呢?”
“不,不,你只管站起来。我要你做的就这些。”
神就是要你这样做:当他说话时,就行动。那是你这个星期要做的。当神说话时,就行动。去做。说:“去看某某来教会。”行动;去做。
“站起来;就是这样。”
“我在这里。”
“接下来呢?”
“开始走。”
“去哪里呢?”
“走,我会做带领的工作,你走你的路。”瞧?
83

他来了。我看见他走出来,心里纳闷:“哦,我知道这是圣灵,因为他以前跟我说过话。”你们知道我的意思,不是吗?你们相信神的儿子被神的灵引导吗?他们是。瞧?他来了,走着,走过殿堂,不知道他要去哪里,只是被圣灵引导。呐,他走过来,穿过各处几千个人。他来到给孩子行割礼的队列,他过来,沿着队列走着。

他看到这个小妇人,大家都对她保持距离。他走上去。圣灵开始使他的心跳得非常快,你知道。哦,他引导你去到应许那里。是的。如果神赐给你应许,你相信神的医治,他就引导你进入应许里。如果你相信圣灵的洗,他就引导你进入应许里。瞧?应许在哪里,他就必引导你进入那里。
呐,圣灵让西面走到她身边。西面伸出手,从婴孩母亲手里接过孩子,举起手,说:“神啊,可以照着你的道让你的仆人安然离世,因为我的眼睛已经看见你的救恩。”
84

在后面的角落里,一个瞎眼的老妇人叫亚拿,她是个女先知。亚拿是个女先知,瞎了多年。她坐在那里,也在等候,相信以色列的安慰者。她相信那位先知要来了。她相信。她坐在那里,圣灵说:“亚拿,站起来。”你知道,那些属灵的人总是在正确的时间被引导。“站起来,亚拿。”

这个瞎眼的老妇人来了,“对不起,先生。对不起,夫人,对不起。”被圣灵引导。
“你要去哪里,亚拿?”
“我不知道。我只是被引导。”
首先你知道,她径直来到西面所站的地方,西面说:“主啊,让你的仆人安然离世。”亚拿,圣灵同样临到了她,她开始预言这孩子的事。
85

哦,弟兄姐妹,如果圣灵可以在那样的时候引导一个瞎眼的妇人,更何况是引导我们呢?尽管我们瞎了,但让他引导我们归回这泉源。

有一血泉,血流盈满,流自以马内利,
罪人只要投身此泉,立去全身罪迹。
你们相信这点吗?神赐福你们。你们盼望事情发生吗?我的时间快过去了。呐,你们是如此可爱的一群会众,我还可以对你们讲一个小时,但我的时间到了。让我们盼望神赐给我们一场大复兴。你们愿意……你们愿意跟我一同为了那目的祷告吗?你们愿意这样做吗?让我们低头。
呐,传道的弟兄们,我知道你们都在盼望它。我们在这里作为神的一个整体而同工。现在不要让任何东西挡在你的路上。教会啊,我们在这里跟你们一起同工。你们所有属于神召会、神的会、联合五旬节派的,不管你是什么,我们不在乎你戴的是什么牌子。我们只是……只是相信神必这样做。现在让我们同心合意地联合起来。
86

我们的天父,这些断断续续的话,在这里讲了一点道,只是要从你教会除掉一切的惧怕和呆板,只是要开垦荒地,在这里立一个根基;或者说不是立一个根基,而是在一个立好的根基即基督耶稣身上建造,这些年这些人被教导要相信的东西,即神的儿子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

天父,我祈求,当我们把我们的心和祷告合在一起时……我相信,圣经在《使徒行传》每4章说,当会众聚在一起报告之后,他们同心合意祷告,他们聚会的房屋震动。他们放胆讲论神的道。
神啊,今天我们作为五旬节的信徒,带着这个加在我们身上的奇妙的名来到这里,见证我们已经从圣灵重生了,圣灵引导我们。主啊,看到教会软弱了,离道反教了,崩溃了,神啊,何等的……何等的情形啊!主啊,复兴我们;差遣圣灵降在我们身上,带来更新,从上头带来怜悯的露珠。
神啊,复兴我们这里的社区;复兴整个城市;复兴周围的教会;复兴卫理公会,复兴浸信会,复兴他们所有的教会,主啊。神啊,愿复兴就在这群会众中间开始。主啊,愿我们中间有这样的一场复兴和苏醒,直到圣灵接纳我们的心,撕开我们,从我们里面挤出贵重的膏油,就是主渴望让我们的教会受膏的油。主啊,求你应允。
87

现在赐福我们,赦免我们的罪和我们的缺点。神啊,愿参加聚会的病人没有一个不得医治。主啊,求你应允。愿来参加聚会的有罪之人或不信者没有一个是不得救的。主啊,求你应允。

愿神的天使去到这个社区的每个教会、每个地方,进入酒吧,给罪人带来信服。愿基督徒出去见证,说:“你来看,你来看,我们从未见过这样的事。”主啊,求你应允。愿它成为一个巨大的吼声,传遍这地区,愿神从中得到荣耀。父啊,求你应允。
赐福你宝贵的牧人们;我站在这讲台上,再次在这里祈求,一些人是我一生从未见过的。但是主神啊,他们站在这里作为一个见证人,他们也是信徒。他们在这里,投入自己的本分,竭尽全力。主啊,我们的心在燃烧,渴望看到神的灵运行在我们中间。求你应允。父啊,为我们做这事。我们将自己交托给你,我们奉基督的名求,为了他的荣耀。
88

呐,所有这里生病和有需要的,现在请举手;只要举手。好的。我要你们互相按手;现在只要互相按手。一些……呐,不要为你自己祷告;你为你按手的人祷告,他们为你祷告。我喜欢这歌,“凡事都可能。”[原注:司琴正在弹奏“只要相信”。]

呐,在我们的心里,让我们现在想一想。我能看见一群门徒围着一个得了癫痫的男孩。我能听见安得烈说:“伙计,靠后点。我要告诉你们我在迦百农是怎么做的。我在那里赶出了癫痫,我是这样做的。”但那不起作用。
西门·彼得说:“哦,我在约帕是这样做的。我要告诉你我在那里是怎么做的。”那也不起作用。
89

但他们刚好看到有人从山上下来。有一位静静地走过来,也许不是一个身材高大的人。他说:“他无美貌使我们羡慕他。”但他有一些东西,他知道他所讲的。

孩子的父亲向他跑去,说:“主啊,可怜我的儿子!魔鬼屡次使他受苦。我把孩子带给你的门徒,他们却无法治愈他。”
耶稣说:“你若相信,我就能,因为在信的人,凡事都可能。”
他说:“主啊,我信;求主帮助我的不信!”
90

同样这个人,我们的救主,当他离开世界时,他说的最后的话:“你们往普天下去,传福音给凡受造的听。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

他说的最后迹象,他说:“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
呐,有一位信徒按手在你身上,一位相信医治的信徒,耶稣做了这个声明:“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
呐,如果你全心地相信,不疑惑,做出信心的祈祷,你所按手的那个人也在为你祷告。现在要相信。
91

我们的天父,我们凭着信心按手在病人和受痛苦的人身上,祈求你的恩典和怜悯供应他们所需要的一切。主啊,他们照他们在自己教会祷告的方式祈求。他们爱你,相信你。天父,我全心地祈求你打破一切不信的枷锁,赶走一切的污鬼,愿他们不能站立在这会堂里,主啊,把他赶出去。愿此时每一颗心里只有对神纯洁、毫无搀杂的信心。

愿魔鬼在我们的生命里被打败。我们知道他被打败了,因为他是被打败的东西。撒但,我现在转过来对你这样说,你被打败了。你不是怕我们,但你惧怕我们所讲的这位。你已经失去了你曾拥有的一切权势。你在各各他被打败了。
神的儿子耶稣基督胜过了一切仇敌。他胜过了所有的疾病、所有的死亡、阴间、坟墓。他胜过了你曾取得的一切胜利。你什么也不是,只是个纸老虎,我们今晚叫你纸老虎。奉耶稣基督的名,放开这些人。他们完全跟从并盼望得到医治。神的大能在场。他们互相按手,相信……
92

撒但,离开那些人,从他们身上出去,奉耶稣基督的名,你战败了。他们必要好了,因为神那么说了。神应许了。我们盼望这事。我们去到各各他的宝座,因为撒但被打败了,神居首位。我们知道是这样的,因为我们奉耶稣基督的名祈求事情如此成就,为了神的荣耀。

呐,只要跟神呆在里面,现在继续全心相信。“主啊,我相信你此时已经医治我了。我相信,因为我按手在这里这人身上;他按手在我身上,在这妇人身上,她也按手在我身上。我被引导去那样做。我被引导按手在这人身上。他们被引导按手在我身上。告诉西面、赐给他应许的同一位圣灵,当我们在神医治的这个地方时,他也引导我这样做。主啊,现在我相信。撒但,你此时最好离开我,因为我正在接受……我借着耶稣基督成了亚伯拉罕的种子,我占居优势。”
只要全心地继续相信,我请这里的一位牧师,这里的一位弟兄,如果可以,请你来献上祷告。某个,这里的一位牧师,上来接管聚会,你们这里的一位,好的,先生,直到……
93

会众,继续跟神呆在里面一会儿。我现在要求你们……当你们把手从对方身上拿回来时,说:“我相信,我此时接受主作我的医治者。不管撒但想要告诉我什么,我要相信神使我痊愈了。”

举起手,说:“我现在接受它。”举起手。神赐福你们。就是那样做的。保持那种信心前进,你必看到丰丰富富的事,超过我们所能做所能想的。直到我明晚见到你们,牧师在这里。神赐福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