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0305 越过时间的帷幕

1

我想在这里通知大家,你们的祷告都得到了应允。这些聚会就像许多年前我刚开始这事工时那样。我们甚至没有座位让会众坐,才三点钟,连露天市场等等的地方都已经满了人。他们不得不关上门,不再放人进去。而我们要到七点后才到那里。瞧?成千上万的人从各地涌来。

在上次聚会中,我花了最后五个晚上,围绕着这道来建造,使人开始认识到这道中有何等大的能力。瞧?因为道就是神。看到吗?“太初有道,道与神同在,道就是神。道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约1:1,14]
2

呐,《希伯来书》4章说,神的道比两刃的剑更快。瞧?神的道比两刃的剑更快,甚至魂与灵、骨节与骨髓,都能刺入、剖开,连心中的思念和主意都能辨明[来4:12]。看到吗?神的道就是这样。

要是有一个恩赐,我们可以在它那里放开自己,而这道本身,就是基督自己(他就是道),进到我们里面,辨明心中的意念,正如你们所看到的那样。瞧?那有多奇妙!然后,看到他所做的和他祝福我们的那种方式。
所以,我感到这四个晚上都在围绕着这道来建造,让人们安静地坐着,心情放松;圣灵向人们发出呼招,并在会众中行各种各样的事。
3

接着,在最后一个晚上,上星期天下午,我看见了美国历来所能见到的最大的一个医治队列。瞧?我叫毕利下去,带着一百张祷告卡,基恩一百张,利奥一百张,罗伊一百张,所有卡都发光了,大约有五百张。后来,人们看见是这道在掌管,并他所行的事,他们就持守住这道,把病人带到台上来,我看见男的女的扔掉他们的拐杖等等,甚至还没走到台上来,就得了医治。只要看一看…

看,神的道已经从那里传了出去,并且借着那四、五个信息在他们心中打下了根基,直到他们全心相信。接着,他们要做的只是跟某样东西接触一下,瞧?它就成为事实了。他们一走到台上来,就在这台上得了医治,有的还没走下台就得医治了。
4

我想,这里有位弟兄,你们都认识爱德弟兄,爱德·胡帕弟兄,不是吗?你是从阿肯色州来的吗?在我早期的事工中,他与我在一起。他说:“这看起来就像回到了过去,”他说:“几年前他们常常是这样。”

患那么严重的肿瘤的人回去就痊愈了。瞧,瞎子、聋子、哑巴,一切都是我们的主做的。根本用不着摸到人,这道就去行了医治。
所以,当我有机会回来的时候,主给我一个信息,我就想在这教会里传讲。我现在忙坏了。我明天就得走了,正在等候这女孩过来。甚至我拎着手提箱还没进家门,就有人在我家了,我几乎无法坐下来。瞧?进家后,我甚至都无法跟家人说说话。瞧?真是很疲劳。我也得恳求你们大家为我祷告,愿主帮助我,让我撑住。
5

呐,看到我们的弟兄躺在这担架上,病得那么厉害,我们就…过一会儿,有人进来,要我们去路易斯维尔。我也想请你们记得为那位年轻女子祷告,她还不到十八岁,是双胞胎。她是个基督徒,在学校里,别的女孩子议论她们两个,你知道,跟她们说她们错过了人生中一段多么重要的时期,说她们应该像其他姑娘那样生活。

其中一位女孩能够胜过,另一位却得了综合症,她感到非常糟糕,就一直避开,退得远远的,对这事很忧虑。最后她精神崩溃了。人们送她到精神病院。她的父母从印第安那州的克兰多赶过去,到那精神病院去,他们打算明天把她送往麦迪逊。
6

呐,这女孩,这女孩身体上没有受伤。她身体上没有一点问题。她很健康,但这事很难解释。的确无法解释。瞧,是这么回事:她的灵在四处游荡。瞧?呐,你得把她的灵找回来,让它回到原位。看。

几个星期前,我们在这里刚刚讲过了,人体系统是怎么运行的,你可以藉着五个感官进入身体。然后,有五个管道,我们这样称它,这五个管道,就像良知和想象等,我们借着它们进入魂里。当你进入灵里后,只有一个管道,它以自由意志为基础,像过去人被造时那样。
7

你可以接受它,也可以不管它。你可以接受基督作救主,也可以不管他。你仍然在那棵树跟前,生命树和死亡树。人类每个人都被放在那棵树跟前,否则神把一个人放在那里,却不给另一个人同等机会去选择对和错,神就不公平。我们每个人都有那个机会。

在灵里也是这样。我们可能得到医治,也可能得不到医治。呐,这并不是因为我们得不到医治是神的意思。我们能得到,因为这个约是无条件的,主已经为我们的医治付了赎价。因此,我们的医治是给我们的。它是我们的。呐,它取决于我们接受这管道而相信,或接受那个管道而不相信。呐,只有那一条路我们才能走进神的同在中。
8

呐,这孩子很漂亮,她妈妈是我的一个女友。以前是我的一个女友。她是个很可爱的女士,从一个很严谨的拿撒勒派家庭出来的,很甜美的小女孩。她有一个可爱的丈夫。我也认识他,很不错,那小伙子娶了她。她只是有点… 他们抚养这些孩子来事奉主,送她们去学校。她们的确在基督里扎了根,不做那些错事,但事情发生了。

谈到精神错乱,就像我不久前,盯着一个小男孩看,他也有同样的毛病。一天晚上,我们到莱特弟兄家去,奥维尔的精神完全错乱了。你知道,我和奥维尔就像好朋友一样,就像我是他父亲一样,但他却试图把我赶出去。我曾给他的父母证婚。他大跳起来,喊叫着:“滚出去,滚出去,滚出去。”瞧?
9

呐,我们在那里要做的就是,进到灵的管道中,把那孩子的灵带回来。看到吗?许多忧伤进入他小小的心灵里,他还年轻,却见过不少事。只要把他带回到他应该在的地方。你瞧?几天后他就好了。

呐,你们对这件事也要这样做。我已经看见了,我知道这是真的。但现在,我只请求你们大家都祷告,愿神帮助我找出这小女孩,进入她都不知道自己是在哪里的那个地方,然后把她带回到她的位置,这管道是藉着信心而来的。看,她自己不可能得到信心。她不知道她在哪里,什么都不知道。瞧?这里需要用我们的信心。
10

呐,在这点上,有基督复活的大能,他赐给我们机会。这里你用一种办法,让神的道刺入罪人的心。这肯定不仅仅是把神的道传讲出去。这就是为什么在今早为病人祷告前我要多讲一些。

你们记得不久前,你们知道,主给我的那个关于看见彼岸的异象吗?你们记得那天早上我见证了看见彼岸的事吗?瞧,那是真实的。
《全福音商人会之声》杂志发表了那篇文章,把图片放在书刊的背面。底部有一张小插页,底部有一小部分讲到了这事工。这是一份用多种语言出版的国际报刊。他们把头版,把第一页献给了有关这异象的内容。瞧?
11

呐,我拿了一些到这里,我希望你们拿一本,你们可以读,明白它。呐,我不知道今早有多少弟兄到这里来,要是你刚好没拿到,就请到办公室拿一本,在办公室里还有一些。他们给了我们一大摞报刊,是讲“继续向前”的事。瞧?我心里所想的就是这个。我所能听到的都是“继续向前。”越过河到达彼岸就是更美的土地。让我们继续向前,直到我们相会在那片土地上。

呐,我想这里有史特里克弟兄和姐妹的小孩要奉献。所以,史特里克姐妹,你们现在有多少个孩子?六个小家伙。那是个可爱的小家庭。
12

他们是我们在非洲的宣教士,最近回来了,他们所有的孩子都是漂亮的小家伙。我能看出这也是其中一个,今早他们把他带来献给主。

泰迪在哪儿?泰迪,请你过来弹一会钢琴,孩子,让我们来唱一首短歌。我想,你们都知道我们唱过的那首短歌,“带他们进来。”是吗?“把他们从罪恶之地带进来。”
我们弹这首歌的原因,是因为我们作父母的都在尽我们所能,把孩子带来献给主。当他们还是孩子时,我们把他们带进来献给主,叫他们不四处飘泊,陷入罪恶之地。“带他们进来。”让我们开始。泰迪,你知道这首歌吗?好,我们就唱一段。
带他们进来,带他们进来,
把他们从罪恶之地带进来。
带他们进来,(如果还有其他人,请把他带来。)
把小孩子带到耶稣这里来。
带他们进来,带他们进来,
把他们从罪恶之地带进来。
带他们进来,带他们进来,
把流浪儿带到耶稣这里来。
13

史特里克弟兄和姐妹,我知道你们晓得这首歌“带他们进来”是什么意思。这是你们心里火热的愿望,尽力把失丧的人带来给耶稣。你们的小孩子,如果她在奉献前死了,或出什么事,她都能得救,因为耶稣基督的宝血在各各他已经救了她。但为了记念主在地上的伟大旅程,当时,他按手在小孩子身上,说:“让小孩子到我这里来。”[太19:14]这就是你们今早把孩子带来的原因。你们信任我们,我们就能为孩子作一个信心的祷告,把她的生命献给神。

14

她叫什么名字?玛里琳·马奇。玛里琳·马奇·史特里克。她多大了?十三个月。在非洲出生的,对不对?瞧,如果还有明天,愿这孩子成为一名海外宣教士,回到她的出生地去。多漂亮的小孩啊。内维尔弟兄,你能过来一下吗?

哦,瞧,我总是很喜欢这些小家伙。这小家伙真漂亮,不是吗?你好吗?你好吗?现在我们为这孩子祷告,让我们低头。
我们的天父,我们把小玛里琳·马奇·史特里克带来给你,这个可爱的孩子是在宣教工场上出生的,当时,争战正在艰难地进行着。我祈求你祝福这孩子。在圣经里人们带小孩子来,你为他们说话,按手在他们身上,给他们祝福,说:“让小孩子到我这里来,不要禁止他们;因为在天国的,正是这样的人。”[太19:14]
15

今天,她的父母把她交在我们手里。我们凭着信心,使她脱离这网罗,凭着信心将她交在你手里。求你祝福她的生命。主,求你赐给她长寿。愿她成为神的孩子。愿她一生一世都事奉你,全身心都成为基督的仆人。主耶稣,求你应允。求你祝福她的父母和她的哥哥姐姐。愿他们也这样来抚养孩子,成为服事神的荣美家庭。

父啊,我们奉耶稣基督的名把小玛里琳·马奇交给你,让她成为大有能力的仆人。求你祝福她、她的父母和她的亲人,愿他们快乐长寿,服事你,奉耶稣的名。阿们!
神祝福你,史特里克弟兄。是的,她是个可爱的小姑娘。
谢谢你,泰迪。我爱小孩子,你呢?
16

有多少人从未听过主给我的那个异象?让我们看看你们的手。内维尔弟兄,你这里有那本小书吗?或许你可以在这里给他们念一会儿。我想,书就在这儿。请你念一下。

17

[原注:从E-17到E-25,是内维尔弟兄朗读伯兰罕弟兄发表在《全福音商人会之声》杂志上的文章。

那天早晨,我正躺在床上。我刚刚睡觉醒来,双手垫在脑袋后面,头靠在枕头上放松一下。然后,我开始在想,在彼岸那边会是什么样的。我知道,如果我活得像我家人那样长,也已经过去大半生了。我想在我离世前,要为主多做一点事。
我就听到一个声音,说:“你才刚刚开始。努力争战。继续向前。”我正躺着默想,在默想这些话,我想,我只是在想象我听到了一个声音。
那声音又说:“努力争战。继续向前。继续向前。”]
18

[原注:内维尔弟兄继续读:我还是难以相信,我想,可能是我在自言自语。我用牙齿咬住嘴唇,用手捂住口,听着。

那声音又说:“只要继续向前。要是你知道生命的终点是什么就好了。”
我似乎听到音乐和一首熟悉的老歌。
我常思乡,忧郁难忍,切慕见到耶稣;
我心倾听,港湾风铃响起悦耳的铃声;
亮光照耀我道路,忧虑恐惧全消散;
主啊,拉开时间的帷幕,我要观看。
然后,那声音问我:“你想要越过这帷幕去观看吗?”
我说:“那会对我大有帮助的。”]
19

[原注:内维尔弟兄继续读:发生了什么事,我无法说。我或在身内,或是一个转变,我都不知道。但它不像我以前见过的任何异象。我可以看见我被提到的那地方。我也可以看见自己躺在后面的床上。

我说:“这真是一件怪事。”
那里有一大群的人,他们向我跑来,大声喊着:“哦,我们宝贵的弟兄。”首先来的是年轻女子,显然都是二十岁出头。当她们拥抱我时,她们说:“我们宝贵的弟兄。”]
20

[原注:内维尔弟兄继续读:年轻男子都是青春年少,眼睛闪闪发光,好像黑夜里的星星,牙齿白如珍珠,拥抱我,说:“我们宝贵的弟兄。”

然后,我注意到我也变年轻了。我在那里看着自己,又转过身来,回头去看我衰老的身体躺在床上,双手垫在脑袋后面。我说:“我不明白这事。”
当我开始要弄明白我所在的地方时,我便意识到那里没有昨天,也没有明天。看上去没有人会疲倦。有一大群我所见过的最美丽的年轻女子,当她们张开双臂拥抱我时,我发现,那淹没我的只是一种伟大的爱,没有一点像人类行为中那种肉体的吸引。我注意到,这些年轻女子头发都垂到腰际。她们的裙子都垂到脚。]
21

[原注:内维尔弟兄继续读:此后,我的前妻厚普也拥抱我,说:“我宝贵的弟兄。”然后另一个年轻女子拥抱我,厚普就转身去拥抱那年轻女子。

我说:“我不明白这事。这种事完全不同于我们人类的爱。我不想再回到床上那个衰老的躯体里。”
接着,一个声音对我说:“这就是你所传讲的圣灵。这是完全的爱。若没有它,什么也进不到这里。”]
22

[原注:内维尔弟兄继续读:接下来,人们把我抬起来,放在高处。在我周围有数不清的男女,个个都风华正茂。他们高兴地喊着:“哦,我们宝贵的弟兄,我们很高兴在这里见到你。”

我想:“我不是在做梦,因为我能看见这些人,我能看见我的身体躺在后面的床上。”
那声音对我说:“你知道,在圣经里写着,先知要与他们的人聚集在一起。”[赛49:18;60:4]
我说:“是的,我记得经上这么说过。但伯兰罕家族没有这么多人啊。”]
23

[原注:内维尔弟兄继续读:那声音回答说:“这些不是伯兰罕家族的人;这些是你带领信主的,是你引领归主的人。有些女子你认为她们又年轻又美丽,当你领她们信主时,她们已经九十多岁了。难怪她们喊着说:’我宝贵的弟兄啊。’”

然后,众人齐声喊着说:“如果你没有出去传福音,我们就不会在这里了。”
我问:“哦,耶稣在哪里?我想见他。”
众人回答说:“他在更高一点的地方。有一天他要到你面前来。你被差遣作为一个引导者,当神来时,他要照你所教导的审判你。”
我问:“保罗与彼得也要受到这审判吗?”
他们回答说:“是的。”]
24

[原注:内维尔弟兄继续读:我说:“我已经传讲了他们所传讲的。我从未使它们偏左或偏右。他们怎样奉耶稣的名施洗,我也照样做。他们怎样教导圣灵的洗,我也怎样教导。他们教导什么,我也教导什么。”

“我们知道,”众人大声喊着:“我们也知道有一天要同你一起回到地上。耶稣要来,照着你向我们传讲的话语审判你。然后,你要把我们献给他,我们就一起回到地上,直活到永远。”
我问:“现在,我一定要返回地上吗?”
他们回答说:“是的,但要继续向前。”]
25

[原注:内维尔弟兄继续读:当我准备要离开那美丽快乐的地方时,我眼睛所能看到的那些人,他们都向我跑过来,拥抱我,大声喊着:“我宝贵的弟兄啊。”

一下子,我又回到了床上。我说:“哦神啊,帮助我。永远不要让我在这道上妥协。让我一直持守这道。主,我不在乎别人做什么。让我继续向前,朝着那美丽快乐的地方前进。”
在我过去的一生中,我现在更加确信,需要带着完全的爱才能进入那地方。那里没有嫉妒、没有疲乏、没有疾病、没有衰老、没有死亡;只有至高无上的美和喜乐。](哈利路亚!)
无论你做什么,把其它东西先放下,直到你得到了完全的爱。达到一个地步,使你能爱每个人,甚至每个仇敌。不管是飞机在摇晃,闪电划过,或仇敌的枪口对着你,这些事都算不了什么;去得到完全的爱。
如果你还没得救,现在就接受耶稣基督作你的救主。如果你还没到水里受洗,现在就去受洗。如果你还没领受圣灵的洗,现在就去领受。继续往前,进入那完全的爱里,这爱会带你越过时间的帷幕,到达那美丽快乐的地方。]哈利路亚!荣耀归于神。阿们!
[原注:内维尔弟兄读完了《商人会之声》杂志上关于这异象的文章。]
26

这书,我想你们有些人或许还要看。如果你还没拿到这本小书,那么,就去拿一本吧。

在这一页的右下侧,他插入了一小段论到这事工的话。我不知道你们有没有注意到。在右下侧,在你读完后,在右下侧,插入了一小段话。呐,它几乎被翻成世界上的每一种语言,你瞧?在世界各地被人阅读。
27

呐,你要说什么呢?“伯兰罕弟兄,在你为病人祷告之前,你要说什么呢?”这样说是因为:我们可以晓得我们的劳苦不是徒然的[林前15:58]。瞧?我们亲近神,必须通过信心和爱的管道。信心领我们到那管道面前,爱则带我们进入那管道。

(对不起。)呐,你认为神会做吗?[原注:磁带空白。]呐,让你的信心现在达到那个点上。你认为会吗?如果这个会堂和这群会众已经为神的国付出所有的努力,你认为现在会怎么样呢?
这里有许多人为了神的国供养你的孩子;这里有许多人为了神的国没有衣服穿就出去了;这里有许多人冒着暴风雨,脚上没穿鞋就走到这会堂来,(没错)都是为了神的国。
28

你能想象一个画家,画了一幅了不起的画,美丽至极,然后把它撕碎吗?这画家一定出了问题。你能想象一个作曲家写了一首歌,超凡入圣,然后把他的曲子毁掉吗?这作曲家一定出了问题。瞧?但在神不会有这问题。神不会做这样的事,又撕碎又扔掉。那是为了他的国,也是为他的荣耀。

在这幅画和这首乐曲中,我们每个人都扮演一个角色。我们是神国里的一部分。也就是说,我们可以扮演自己的角色,只要我们知道在这个地方我们属于哪个位置,那么,我们就呆在那个位置上。有一个地方,我们知道那是在爱里,因为是这爱组成了这幅画。
29

呐,当你看见像这样的一些异象时,还是很难明白彼岸到底是什么。我希望我知道。这人在下面插入了一小段话,说,古时的众先知,他们也怎样看见异象等等,今天甚至超越了过去那些。我们无法明白。但主却要我们努力进入那里,明白那些事是什么。

呐,朋友们,当时我并没有睡着,就像你们、我和这教会这样真实;我也不是在异象里。我知道异象是什么。这里有些… 上星期,一个晚上就有三十个异象临到。你可以想象你身上的负担有多重。当然会使你神经紧张。
30

要是你去主持那样的一堂聚会,承担这责任会怎么样?不管聚会好不好,这责任都落在你身上,那会怎么样?你必须回答每个传道人,每个问题,每一件事。聚会进行得好不好,这责任都落在你一个人身上。你看,这会给你多大压力啊。

我的一些同工只是卖卖书,等等,就那么紧张,他们就得回家去,躺一下,瞧?那天晚上就不愿来教会了。瞧,哦,真可怕。就像我儿媳妇罗伊丝,一位可爱的基督徒女孩,只是去参加聚会,七、八个星期连续这样聚会,就得在床上躺一、二天,她还不用负任何责任。
比利只是发放一些祷告卡,就快要崩溃了。但你看,这全部的担子都落在我身上。我必须依靠你们为我祷告。看到吗?除这之外,他们说过,就你的身体而言,在圣灵感动下讲二十分钟,就相当于你干八小时的重活。我一个晚上讲二、三个小时的道,有时一天讲三堂。瞧?
31

那么,一个异象会怎么样呢?一个异象就使我们主耶稣变得虚弱。没错。圣经说,有个妇人摸了他的衣裳,就使他变得虚弱[可5:27-30]。瞧,如果一个异象会使他虚弱,而他是神的儿子,何况我一个靠恩典得救的罪人呢?一个晚上三十个异象会怎么样呢?瞧?

如果我们停下来想一想,没有哪个人能承受。人的身体承受不了那个。我会被送进某处的疯人院,疯到用头撞墙的。瞧?因为过度的虚弱,你简直无法… 这是里面的虚弱,瞧?简直会要你的命。
那么,你要努力做什么呢?我可以这么说,我看到考克斯弟兄和姐妹在那里,罗德尼和他妻子,他姐妹,还有这里一些后面信主的人。在那边有一片土地,要是你曾经… 你只要心里想一下,对它想象一下,那必是最荣耀的事。它值得我们付出全部的努力。瞧?
32

呐,在为病人祷告之前,我说说这点。要是一个小孩在出生前… 让我们举这个例子。一个小孩在母腹里活了九个月,如果这小孩能够思想,他会说:“你知道吗?他们对我说我就要出生了。可是,我到外面去要做什么呢?我对所生活的这地方一无所知。我在里面汲取力量,我要是到了外面该怎么生活呢?他们告诉我那里有发光的太阳。他们告诉我人在那里走来走去,但除了这地方,我什么也不知道。我只知道这一些,在我妈妈腹中的这一些。我就是在这里怀胎的。我所知道的空间就是这母腹。他们告诉我,外面有数不清的空间。”

瞧,那个小孩被他的出生吓得要死。对不对?他会吓死的,因为他要进入一个他毫无所知的地方,一个极大的地方,比他过去所生活的地方要大几百万倍。他不知道外面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会说:“我要怎么做,做什么呢?”他会被出生吓死的。但我们生活在外面的人,瞧,我们也曾经在那里过,但我们绝不愿再回到那里。我们不愿再回到母腹里。瞧?不。我们不会想那样做。
33

朋友,这就是我们死去时的样子。哦神啊!瞧?你正被生到一个地方。你从未到过那里。你无法明白它有多伟大。在那边它会怎么样。

只有一件事会使我或使你意识到,就是对生命的轻轻一摸,好像灵进入母腹里的孩子那样。看,这是唯一的方式,使我们能明白彼岸那块伟大的土地是什么样的,到那时,没有疾病、没有痛苦、没有死亡、没有衰老,没有这一切。哦。太好了。瞧,一旦你去过那里一回,你就再也不想回到像这样的地方,这跟孩子不想再回到母腹里一样。看到吗?在那彼岸,在那里,不知要好多少倍。瞧?
我们无法明白。当然无法。做不到。瞧,这个怎样超越那孩子所能想到的,那个也怎样超越我们对那边的一切所能理解的。瞧?因为我们在大地之母的腹中,正准备在某个时候出生,进到一个新的国度,一个新的世界。
34

我对那些异象和那些事也有这样的感受,或者那天发生在我身上的事,当时,我跨入了那边,看到了那些东西,又再次回到这里。你能想象一个孩子知道这些事有多荣耀,就像:到处散步,看见树开花,鸟儿歌唱,阳光普照,看见这样的生命,然后,又得局限在母腹里,会怎么样呢?瞧,你根本不会再想回去的。

所以,我们的思想在这一边肯定是很麻木的,不然,就会尽力去思想那一边的东西,因为圣经说:“神为爱他之人所预备的是眼睛未曾看见,耳朵未曾听见,人心也未曾想到的。”[林前2:10]瞧?所以,我们知道在彼岸是荣耀的。有一天,死亡,我们称之为死亡的,要带给我们新生。然后,我们就要进入彼岸的另一个世界。
35

乔治弟兄,你不会再衰老,在那边不会再残疾。斯宾塞弟兄和姐妹,还有一些像我们这样年老的人,等等,我们在那里要永远年轻。这个旧的“血肉皮囊,如衣得脱,灵魂上升,同主永乐,高唱圣歌,拱立金墀,永必忆念,祷告良辰。”一切都结束了。

不再有漫长的祷告之夜。不再有了。已经进入了那边年轻而快乐的时代,不只是一年,五十年,或一百万年。当我们在那里度过一千亿年时,我们甚至还没有开始呢。没错。所以,今早我们岂不应该高兴吗?我们岂不应该欢呼吗?我们岂不应该珍惜神赐给我们的每个大祝福吗?
36

说到神的医治。耶稣为什么受鞭伤?你要把那幅画撕碎,说没有医治这么一回事吗?耶稣在那里身体受了鞭伤。他的肋骨都看得见,因他受的鞭伤,我们便得了医治[赛53:5;彼前2:24]。今早,不要让我们撕碎这幅画。让我们拥抱它,接受它。

呐,弟兄以及你们每个要代祷的人,请你们站在祭坛周围。在这信息几分钟前藉着方言和翻方言传出去的同时,我们要为病人按手,看到神大能的作为。
呐,我们的弟兄,躺在担架上的弟兄,你不用站起来。我们会到你那里去。但如果这里有其他人想来站在祭坛周围接受代祷,在弟兄和我为病人按手祷告时,请你们上来。
记住,拥抱那幅画。因他受的鞭伤,我们便得了医治。“主,我不明白这个。”你肯定不明白。你还在大地之母的腹中。但神已经作了那些预备,他不会收回的。
37

耶稣为什么受鞭伤?他只是撕碎那幅画或撕掉那首曲子,把它扔掉吗?不,先生。他受鞭伤,受害,流血,叫我们可以得医治。因他受的鞭伤,我们便得了医治,我们每个人。

呐,你们上来时,一起走到祭坛边祷告。呐,在美国这里,有许多传福音的“高手”,告诉你要做这做那。但有一件事,我要你们表现出诚实,我的朋友。同样,神医治你是基于你对他的服侍。瞧?它基于你对他的服侍。我们接受医治,必须在这基础上,就是:我们得了医治后,必要服侍他。
38

呐,圣经说:“你们要彼此认罪,互相代求,使你们得医治。”[雅5:16]瞧?它建立在你服侍神的基础上。也许,这里有许多人处在垂危的状态。如果什么也不发生的话,你就会死。所以,我要你们心里…

呐,我们可以用油抹你;我们可以为你祷告;你的牧师和我可以做信心的祷告,尽我们所能做一切事。但如果你自己不进入与基督的交通中,就没有一点益处。瞧?你得进到那个交通中,“主啊,我…”
刚才我看到一位年轻女士走上去。不久前,她到这会堂来,身上好像得了肿瘤,或霍奇金病,信仰上她是属于卫理公会。我相信是对的,不是吗,姐妹?原来她身上有一大块肿瘤,现在她站在那里,得医治了。
39

我看见维弗姐妹站在这里,她是我一生中所见过的最厉害的一个癌症患者。首先,我问她,她是否愿意奉耶稣基督的名受洗,承认自己的罪。当我带她到这里的水中,我必须扶着她,她太瘦了,手臂只有一点点。后来,她奉耶稣基督的名受洗了,那至少是十年前的事了,是吗,姐妹?[原注:一位姐妹说:“十六年了。”]十六年前。又活了十六年,因为她愿意来顺服,当时,那些最好的医生也在这里。

瞧,她自己的医生告诉我… 当时,我告诉他,我对他说:“她得医治了。”
40

他说:“哦,她几个星期内就会死于癌症。没有办法了。她会死的,再过几个星期她就会死了。”后来,医生已经告诉她只有一天的时间活。但十六年后的今天,她仍站在祭坛这里。有太多可以说了,实在太多了,说都说不完。

呐,神不会为他一个孩子这么做,却不为其他的孩子做。他为他所有的孩子做了:“凡愿意的,都可以来。”你被邀请到他这里来。呐,出于信心的祈祷要救那病人[雅5:15]。圣经这样说的。
现在,我要你做的,就是向神认罪,说:“主,医治我。”如果你还没有信主,请将你的心交给基督。如果你还没有奉耶稣基督的名受洗,水池已经准备好了。瞧?
41

住在街对面的这位可爱的女士(当时那个不信者因此而信主了),她躺在那里,得了肺结核快死了,人们把她从西尔瓦克雷斯城送回家。当我下去那里时,主给我一个异象,说她必得到医治。第二天,安德鲁斯先生在那里碰到我,就向我大吼,说:“你给那妇人一个那样的假希望。”

我说:“安德鲁斯先生,那不是假希望。这妇人是个基督徒,当她有力气的时候,她就会来受洗。”
他说:“她都快死了,怎么可能把她从西尔瓦克雷斯城送回家?”
我说:“先生,你所看的是,你所看的是医生说的话;我所看的是神说的话。”瞧?
呐,这就是区别,你所看的东西不同。瞧?你看医生所说的,你必定死;但你得看神所说的。你要接受谁的话呢?
42

要是亚伯拉罕接受医生的建议,他一百岁了,还要从九十岁的妻子得孩子,那会怎么样?那么,他会怎么做?瞧?医生会说:“这人发疯了。”

但神算他为义,因为他信神[创15:6]。瞧?呐,后来那妇人活了。但她忽略了奉耶稣基督的名受洗,因为我想,她是卫理公会或长老会的信徒;她的病又开始越来越严重了。后来,她来找格雷斯·韦伯,她住在这儿,她女儿也住在这儿。开着车来这里,还发着烧,就奉耶稣基督的名受洗,整个肩膀长满了毒瘤等等,有四十度的高烧。就在这里奉耶稣基督的名受洗。她就住在我们这里街对面。可能她现在也坐在这儿。刚才我到处看,看能不能看见她。瞧?
43

这是顺服。你瞧?单单走过来是不够的。这点我跟一些弟兄看法不同。只是那样按手在这个那个或另一个身上,就说,某种超然的信心会行医治的。不是这样的。你必须有真实、坚定、符合圣经、带着圣灵的信心。如果没有,就不会持久。它不会持久。

这就是为什么我能感谢主,直到如今他还帮助我。这些发生过的医治都是真实的,因为他们是真正建立在“主如此说”上面的。瞧?因此它们必站立得住。
呐,主日学刚完,我再等一会儿,跟你们谈谈,等他们都坐在位置上了,这样我们都安静下来。再过几分钟,我们就开始祷告。
44

呐,我要你们每个人向神认罪,答应神,你们要服事他,做你所能做的一切。牧师和我要祷告,来为你们按手,你们若能信,就必定会得到医治。

上星期天下午,那些拄着拐杖的人、聋子、哑巴、瞎子,怎么会走到台上,扔掉拐杖;走到台上,眼睛就开了,你们知道这样的事吗?有成千上万次这样。
瞧,我太虚弱了,几乎得让人抬出这地方。我只是站在那里,他们从边上走过去。瞧?一个队列从这里几乎延伸到杰弗逊维尔中学那里。他们从队列经过,我知道,所经过的人没有一个不得医治的。看到吗?因为他们来,是基于真实基督徒的信心,并且相信。瞧?医治必定会发生。
现在,请大家低着头,帮我一起为他们祷告。
45

主耶稣,今早我们把站在这里等候的病人、受痛苦折磨的孩子带到你面前。他们许多人已经没有希望了,主,医生也治不了了,特别是这个躺在担架上的人。要么出于你的恩典,要么几天后他就要离开世界。毫无疑问,站在祭坛边的一些人可能有心脏病、疾病和痛苦在等着他们,要把他们撕碎。

父啊,只有一样能救他们,就是那超越这身体五个感官的东西,毫无疑问,医生已经在这身体上尽心尽力做了,要救他们的生命脱离各种疾病、癌症、肺结核和心脏病。他们用尽各种补救办法、管子、各种材料、抗生药;仇敌还是拥进来要夺去他们的性命。
主,我已经讲明了,我相信你赐给他们的办法。今早我听到有人说方言并翻出来,说到今天将发生的事。主,他们一些人肯定会接受它。没错。我相信。
46

呐,经上记着说,大卫这个小牧童,他在后面的旷野照看他父亲的羊。一天来了一只狮子,叼走他父亲的一只羊跑掉了。这小牧童带着信心,他用什么来对付狮子呢?不是新式的来复枪或步枪。但他有一把小弹弓,他就去追赶那狮子。他杀死那狮子,把羊领回来。又来了一只熊,叼走了一只羊。他就去追赶那只能把他压扁在地上的熊。但他没有想到熊的大小,狮子的力气和迅猛,或者那弹弓的渺小。

当他站在扫罗王面前时,他说:“你仆人为父亲放羊,来了一只狮子,叼走一只羊跑了。我去追赶它,把羊抢回来。”他说:“同一位神救我脱离熊的爪或狮子的口,也必将这未受割礼的非利士人交在我手里。”[撒上17:34-37]
47

我们知道这故事后来怎样,他杀了一个比自己大很多倍的人,一个武士。这件事让这了不起的王、大能的勇士扫罗困惑了,这个小男孩对一把弹弓怎么会有这样的信心呢?不,不是对弹弓,而是对神有信心。

现在,主啊,站在这祭坛周围的和躺在这担架上的,都是神的羊;就像大卫的小羊羔一样。他们被一只叫癌症的狮子和一只叫肺结核的熊叼走了,其它病抓住了他们,硬把他们拽走,要把他们撕成碎片。主啊,我带着一把叫信心的祷告的小弹弓来追赶它们。它并不很大,但我知道它所成就的事。我知道仍然是同一位神,主,我今早来追赶它们,要把他们领回来,回到健康美好而阴凉的青草地上,在可安歇的水边,远离一切的惊惶,来信靠你。
我带着你所赐的军装追赶它们。“出于信心的祈祷要救那病人,主必叫他起来,他若犯了罪,也必蒙赦免。”[雅5:15]
48

父啊,我们现在去迎战仇敌,迎战狮子,迎战魔鬼,它以各种形式藏在叫癌症、肺结核、霍奇金病、心脏病和其它疾病的里面。我们来捆绑它,把这羊羔又带回到神的家中。奉耶稣基督的名,我们去使用你所赐给我们的这弹弓。父啊,与我们同在,因为我们现在存敬畏的心就近你,奉耶稣的名。

我要你们继续低着头。我们要为病人抹油,为他们按手,出于信心的祈祷要救那病人。这里的每个基督徒都把你的信心放在这祷告队列上。
[原注:伯兰罕弟兄开始为病人祷告,司琴的在弹“只要相信。”]
49

[原注:所有的话都听不清楚。]出于信心的祈祷要救那病人。把她带回来,奉耶稣基督的名。奉耶稣基督的名,把她带回来。把她带回来。奉耶稣基督的名,带回来;奉耶稣基督的名,奉耶稣基督的名,奉耶稣基督的名。

只要相信,(让我们低着头)只要相信,
只要相信,只要相信;
凡事在神都能,只要相信。
哦,主,我相信;哦,主,我相信,
凡事在神都能,(让我们现在举起手。)主,我相信。
哦,主,我相信;哦,主,我相信,
凡事在神都能…
50

天父啊,那些能站起来、把手举起来的人,他们已经接受了。这位躺在担架上的弟兄举起了手,表明他已经接受了医治。主,我们相信,他们现在正平安地走回阴凉的青草地上,在可安歇的水边,又健康了。我们对此向你献上感谢,奉耶稣的名。阿们!

好的,内维尔弟兄,我要坐在这儿听你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