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0216 兽的印记和神的印(上)

1

让我们现在继续站立一会儿,做个祷告。我们的天父,我们真是非常感激你,让我们有幸奉主耶稣的名聚在一起。现在,你的道就摆在我们面前,哦,主啊,我们要何等安静,存敬畏的心对待这道,因为它是神的道。今晚,若是你的旨意,我想讲解一个伟大的主题。父啊,我祈求圣灵把有益于教会和有益于神国的话赐给我。主啊,求你应允;你是我们的父,我们全心地爱你。

现在,我们祈求你祝福我们。当我想到,如果今晚我手里拿着一个玻璃杯,里面只有一滴主耶稣的血,我会怎么做呢?我会把它紧贴在心口,哦,我会几乎连气也不敢喘了。但是,父啊,在你的眼里,你已经把一个比这更大的交在了我的手里,就是你宝血买赎的,你献出宝血所拯救的你的教会。现在,主啊,求你帮助我们,使我们这些被圣灵立作监督的人能喂养神的群羊。我们这样祈求是奉耶稣的名,阿们!请坐。
2

我们相信主耶稣会将他的祝福降在我们身上。刚才我在房间里时,有件事震动了我。多少人认得雷蒙德·里奇?他正坐在后面的房间里,我刚为他祷告过。他工作过度,把身体搞垮了,中了风,病情严重,是个可爱的弟兄。那天晚上,当主的天使在几千人面前降下来时,雷蒙德弟兄就站在台上,当时我说……那时贝斯特博士正因我的事工在与博斯沃思博士辩论,我说:“我没有自称是个医治者。”我说……他说:“只有一群圣滚轮才会相信那个。”

我说:“这里有多少浸信会信徒,浸信会教会的成员,可以作证说他们被主医治了,请举起手。”哦,我猜,大约有三百多人站了起来。我说:“那他们呢?”瞧?所以当时他……我说:“人们相信神的医治;”我说:“我不是,我不是一个神医,我从未那样宣称过。”我说:“我的小册子以多种不同的语言出版过;”我说:“我从未自称是个医治者;”我说:“我只称自己是神的仆人。”我说:“呐,如果是神赐给我的辨明的恩赐,”我说:“呐,如果是对这恩赐有疑问,神必为他自己辩护。”大约就在那个时候,他降临了,像那样降临下来。也就在那个时候,他们拍下了那火柱的照片。
3

他对我说,刚才在后面,我为他祷告完后,他跪下,搂住我,说:“我有个信息要给你。”

“是什么?”
他说:“不要再讲得那么久、那么卖命了;”他说:“不然,你会步我的后尘的。”我有一次真的差点那样了。他说:“伯兰罕弟兄,我看到那些异象等等的事对你的身体影响有多大。”他说:“我还是继续下去,结果身体垮了一次。”然后他去了海外,身体又垮了一次。现在他这样……如果神不医治他,他一辈子就完了。所以他说:“你这样并不能多做成什么;虽然会有人说:’这个、那个,或这个或那个,等等。’”但他说:“那并不会使事情好多少。只要你做你的事工,让人们看到神差遣了你,那就行了,由它去吧。如果他们不肯,如果他们不肯……”他在那里握着我的手要我答应;他说:“伯兰罕弟兄,再也不要那么做了。记住,主警告我,要我告诉你,如果你再那样做,开始那样做,你也会落到我这个地步的,明白吗?”
我说:“好的,弟兄,”不要把这个告诉我妻子。她让比利等人,利奥和吉恩他们都站在周围,如果他们看到我有一丁点的疲劳,哦,他们就会带我离开讲台,不管我想不想离开。要是我妻子知道我在台上那样摇摇晃晃的,她肯定会哭个不停。所以,你知道,你只能做那么多,然后就再也做不下去了,就是这样。
4

我记得有一次,保罗·雷德,多少人知道他?肯定的,保罗·雷德是个属神的伟人。有一次他讲了个小故事,说他跟另一个人一起坐火车,他说,这人因为那天晚上他睡了卧铺就想对他报复。他说,第二天早上吃早餐时,一群传道人要去某个地方参加年会,这个人坐在保罗旁边,说:“哦,赞美神!”他说:“昨晚我坐了硬座,为主省了一些钱。”

保罗说:“赞美神!我睡了卧铺,救了主的人。”呐,主更关心哪一个,是他的钱还是他的人?一向都是他的人。我们为此感到很高兴。
5

呐,昨晚我度过了一段荣美的时光,我自己是这么想的。就在我要离开时,因着会众对圣灵的拉动,主降在会众中间,开始在会中行辨明的事,那是多么荣耀啊!瞧,对我来说,那使会中的每个人都得到了代祷,瞧?我说:“这里有多少人……”呐,神应许了他要那样做;那是他的道,不是吗?神持守他的道,不是吗?然后我说:“这里有多少人是信徒,请举手。”每个人都举起了手。我说:“现在,你们互相为对方按手。圣经说:’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于是我们团结得就像一只手一样,为了神的国给每个人祷告了。哦,对我来说,那真是太完美了,看到吗?

6

今天,我在这里某个地方的加油站加油,有个小伙子走出来,看着我,说:“你是伯兰罕弟兄。”

我说:“是的。”那地方离这儿大约有一英里。
他说:“我是罗伯茨弟兄,”他说:“自从那次你去那里的神召会教会讲道,我母亲的心脏病就完全得医治了。”他说:“她得了严重的感冒”,他说,“自从那次她在会中被叫到以后,心脏就一点也没有问题了,一点毛病都没有了,瞧?”又说:“她得了重感冒,如果她知道我在这儿见到你,也知道你在为她祷告,她今晚就会去参加聚会。”
他说:“如果有可能,她想下去参加星期天晚上的聚会。”她或许属于另一个教会,但她在这里得了医治。所以我们为此感到高兴。
7

我们看到各种不同的见证不断地传来;我遇到一些人,他们1946年和47年,当我们在这里时得了医治,事隔很久了,他们仍然健康,没有一点的毛病。某个地方有位女士,我刚收到她的信,我相信是今天收到的。我猜她今晚就坐在这个教堂里,她来……46或47年我在这里时,她身上某处得了癌症,她在这里得了医治。后来她长了一个大肿瘤;那肿瘤太大了,她去哪里,人们都得这样抬着她去。那肿瘤太大了,无法做手术;于是人们把她带到杰弗逊维尔去。那天晚上我在那里我们小小的教堂里,有人把她安置在一个角落里,说,我……她几个星期前刚路过这里,告诉我当时所发生的事。她的肿瘤大到甚至教会里的几个执事和理事……她想要接受祷告;但在我们教会,如果我在的话,有时候我礼拜天只是让大家站起来,然后我为他们祷告。我不经常在那里。他们把她抬来,放在地上,在我要出来的那地方的后面。我经过的时候,圣灵刚好往旁边看……让我往旁边看,就看见了她。我告诉她这个,然后按手在她身上,她就正常了,像任何人一样。

8

我收到了她的信。我不知道这位女士今晚在不在这里,若在,请举一下手。那天晚上她在这教堂里;她和她丈夫,他们都在这里。我相信,不久前,他开着拖车过来,停在我家外面,跟我交谈。我相信,她说她认得……她是梅西尔弟兄母亲的朋友,大概是那样;她在信里告诉我。我以为她可能会在这里。那信是上个星期写的,但我……什么?他们坐在右侧,是梅西尔弟兄、或高德弟兄说的。那位曾长过大肿瘤并在家里得了医治的女士坐在右侧,如果你在右侧的某个地方,那么请你走到这里来,让会众看看神所能做的:当时她的肿瘤大得甚至人们不得不抬着她走,而她确实得到了医治。她不在后面吗?瞧,他们一定是刚出去了;高德弟兄说他们不久前还坐在那里;如果你看到他们,我想让她来作个见证。她现在就像我一样瘦,但过去长肿瘤的时候是像这样。主是如何地……我们若单单地……

呐,看,我说神是什么?他必有……如果另一个人长了那么大的肿瘤,也能像她那样去行,神也必以同样的方式待你,像待她那样。如果神没有这样做,那么神当时医治她就做错了,明白吗?神不可能犯错。所以,他对一个人怎么做,对另一个人也必怎么做。呐,只有一个要求:如果你能拿出同样单纯的信心,就是这样。
9

有个妇人,在北部某个叫尤里卡的地方;我相信是加利福尼亚州的尤里卡。几年前我下去,我从未见过像她这样的病例,他们甚至无法把她从床上搬下来。瞧,她的头……她肿的地方……我的姐妹们,请原谅我这么说。你知道,那个肿胀的瘤子把这个女人的乳房顶起来有这么高。她丈夫开出租车。我说:“弟兄,我看不到要如何……”当我看到那个时,我的信心都沉下去了。我说:“你看过医生了吗?”

他说:“我们不相信看医生。”瞧,没问题。他说:“她若死,就死吧;但我们相信神。”
我说:“好的,那真是信心。”
他说:“伯兰罕弟兄,我唯一要你做的,就是进去按手在我妻子身上为她祷告,她就必得医治。”哦,我得承认他比我更有一点信心,是的。那时我才刚起步,大约一年了;我还从未见过像那样的病能得医治的。我走过去按手在那妇人身上,你知道吗?呐,这是她在信里讲的经过。她可能现在就在这里。她身体的一侧裂开了,几加仑的水从她身上流出来。伤口紧跟着就愈合了,她的体重降到了大约一百零几磅,一百零五或一十磅。现在她不但干自己的活,还帮所有的邻居干活。她去到左邻右舍,照顾孩子们,给他们洗衣服,等等。只是去……
10

如果同一个人,另一个人,在同样的基础上来接近神,神也必行同样的事。不然,如果不是这样,那么神先前就做错了。当他医治那个妇人,那样医治她时,他就做错了;如果他医治了她,却没有医治你,那么当他医治她的时候他就做错了。如果你同样满足了信心的要求,像她那样,如果神不医治你,那么,他医治前面那个人时就做错了。医治只建立在一件事上,“你若信,我就能。”就是这样。所以,瞧,这都取决于你是否相信,不在乎你多努力或多尽力,关键不是那个;关键是放松和相信。瞧,我又开始了,罗伊弟兄,瞧?

11

你帮我读了经文了吗?有人要我讲一个题目,哦不,是我自己说的,我要传讲“兽的印记和神的印”这个题目。呐,这是个重大的题目。我想我们今晚可能讲不完,可能得明天晚上才能接着讲完。

对那些已约好要会面的人,我相信,梅西尔先生说我们会从明早八点开始。呐,在这些私人会面中,人们想要得到一些异象啊等等的东西。瞧,这正是你们这里的很多人没有办法得到的。我整天都会见到异象,瞧?然而,在这些私人会面中……记住,不管谁是早上第一个,我们八点开始;呐,几分钟前他刚告诉我。
12

呐,在“兽的印记和神的印”这个重大题目上,我们听过很多相关的说法;我见过在这台上曾挂过一些讲解兽的印记和神的印的图表。但对我来说,这很简单,这是一件很简单的事,只要查考这道就会知道了,所以我不认为……瞧,我这里记下了大约三、四页不同的经文,是我今晚想要给你们引用的。今天下午我在思想的时候,把经文记在这里了,有好几页,这样就能找得到;如果你们想记下来,就把它记下来。

呐,这是一个重大的题目,我认为这是个应当被教导的重要主题。呐,我们传讲过福音,传讲过神的医治。呐,这主题应当以基督的再来作为基础,建基在他的第二次到来上。
13

史密斯弟兄,那是你妻子吗?你好,史密斯姐妹?难怪他是个好人,因为有你这么一位美貌、敬虔的女士作他的妻子。我以前可能见过你。人们说,每个好男人背后都有一个好妻子,真是很对。我知道我妻子是个……如果说伯兰罕家庭有什么荣誉的话,那都得归功于她,因为她才是那位……她比我小十岁,但头发全都白了,因为她要站在我和公众之间;我不知道若是没有她我该怎么办。神实在是给了我一位极好的妻子。她们都太好了,史密斯弟兄。瞧,如果神能给男人什么更好的东西,他一定会给的,没错,是的;没错。那是真理,“得着贤妻的,是得着好处,”这是有史以来最有智慧的人说的。[箴18:22]我认为,一个好妻子是一个男人除了救恩之外所能得着的最好的东西,没错,是的;她很可爱。

14

现在,我想以经文作根基。我先要告诉你们我认为兽的印记是什么,也就是说,我认为经文所支持的兽的印记是什么;然后我要告诉你们我认为经文所支持的神的印是什么。呐,我们知道,很快,这两样东西会最终成为两股巨大的控制力;现在,全世界正被这两样东西控制着:兽的印记和神的印。一些人把它放到遥远的将来,一些人则说它已经过去了。但我相信对这件事只有两个答案,那就是:神的印就是圣灵的洗;兽的印记就是拒绝它。那是唯一的两样东西。现在当我们往下讲时,我要给你们经文看为什么。

呐,记住一件事情,在末世,地上所有的人要么印上神的印,要么盖上兽的印记。他要叫所有的人,无论贫富,贵贱,自主的,为奴的,叫凡住在地上、没有受神的印、名字从创世以来没有记在羔羊生命册上的人都受这个兽的印记。创世以前羔羊被杀时,那些受神的印的人的名字,就记在了羔羊的生命册上。
15

呐,这两件大事,呐,我们要先从神的印开始。印是什么?首先,圣经中的印;从前,那些像现代人一样受过教育的人,他们通常……他们的印就是他们的签名,就像我们今天用自己的名字签名一样。罗马人,以前的犹太人,以前早期东方国家的人,有时候,他们会戴一个戒指,上面有他们的印【编注:伯兰罕弟兄模仿哈气的声音】,用它印在某个东西上。如果他们不会签名,就用那个印。印是一个确凿的声明,表明它被这个印封上了印记。若有人试图伪造这个印,处罚就是死刑,就像现在伪造支票,伪造支票上某人的签名一样。试图伪造这个印,处罚是很重的。通常这印的持有者把印戴在手腕上,或放在戒指上。他不是用签名,而是用盖印。【编注:伯兰罕弟兄模仿盖印的动作】这就代表他给一件东西封上了印。

16

呐,呐,耶稣说,在末后的日子,根据《马太福音》24章24节,这两个灵,那些被神盖上印的人,和那些将被兽盖上印记的人,即敌基督,他们在一起是如此的接近,倘若能行,连选民也就迷惑了,瞧?呐,他们会非常相像。呐,一些人说:“瞧,共产主义是兽的印记,”你错了。共产主义不是兽的印记,尽管它也是,但它不是领头的。兽的印记具有宗教的性质,非常虔诚,极其诡诈、狡猾,倘若能行,连选民也就迷惑了;太接近了,倘若能行,连选民也就迷惑了。当然,他们……

不久前,葛培理说;几个礼拜前,我在来这里的路上,从收音机里听到他正在讲道;他说:“你们听到太多关于香烟和总督牌香烟的事,”或其它的什么牌子,“这边是过滤嘴,那边点火,类似这样的事。”他说:“一个抽烟的人简直是傻瓜。”我想他说得挺对的。他说,甚至他们在这样的东西上大做广告,以至魔鬼把选民都给迷惑了。呐,我相信葛培理弟兄不是那个意思,因为选民不会被迷惑。不会的,先生,他们不会被迷惑。他们是神所预定的,他们不会被迷惑。
但耶稣说,他们会非常接近,非常相像。记住,它如此接近,倘若能行,连选民都被迷惑了。
17

呐,我们要找出他们是从哪里来的;这一切是从哪里开始的?正如我告诉你们的,每个异端、每个宗教、我们所有的每一样东西,都是从《创世记》里开始的。神召会是从《创世记》里开始的;浸信会是从《创世记》里开始的,我能证明这点,是的,先生。甚至我们所有的每个异端,都是从《创世记》里开始的,我能证明这点,没错。只要查考《创世记》,你就会明白其余的内容;你看一下它是什么样的种子,就明白它要去到哪里,瞧?只要留心查考,就会看到它像葡萄藤那样贯穿整本圣经,绝对没错。

两者都是从《创世记》开始的;我们发现《创世记》是种子篇。
18

呐,我们发现,人类所受的第一个记号是从《创世记》开始的,《创世记》4:15,神给该隐立了一个记号。兽的第一个印记就是在这里被盖上的,被盖在该隐身上;他是这印记的开始。呐,你说:“该隐受了兽的印记吗?”好的,我们注意看。

呐,他说:“你的后裔要伤蛇的头,蛇的头要伤你的脚跟。”注意看该隐的家系。从该隐传下来的,都是科学家、精明人、伟人,像那样一路传下来。但塞特的后裔,一路传下来,却都是农夫、牧羊人、农民。所以你看,呐,注意,圣经说:“我要(是神做的)叫你的后裔和蛇的后裔彼此为仇。”呐,传道弟兄们,先别急。我知道他们总是在这点上跟我争得面红耳赤。但圣经说,古蛇有一个后裔;这就解决了。古蛇的后裔,你怎么认为都行,我们在这里不想讲太多;但我也有自己的想法。但不管怎么样,圣经在《创世记》第一章,在《创世记》的开始说,古蛇有了一个后裔。
呐,记住,古蛇一开始不是一条蛇,不是爬行动物;他是仅次于人类的一种生物。科学努力了几千年,想要找到人和兽之间失去的那一环。他们所能找到的最接近人的就是黑猩猩,但他们无法从黑猩猩连接到人类那里,为什么?那失去的环节就是古蛇。呐,如果你注意,在《创世记》3:1,说:“那兽,那蛇,比田间一切的野兽更狡猾。”他是一头兽,不是爬行动物。他更像人,他外表像人;他是中间那个失去的环节,因为那是唯一的途径。人类的精子与动物的精子不相合;但这家伙却是唯一能被魔鬼使用的途径,因为它介于人和兽之间。那家谱……
19

我相信进化。起初的时候,地上除了一片混沌、火山爆发,什么也没有。你知道,神是一位伟大的承建商,你相信这点吗?伟大的承建商在分区建造时,总是把他一切的材料摆好。神,当他使地球旋转时,造了钙、钾和石油等等,那时他就把我们的身体,构成我们身体的物质放在了地上。那伟大的圣灵从神那里出来,在地上孵育,温柔的,像母鸡伏窝般地爱抚着大地。让我们想象,他有两个翅膀;他并没有,但让我们想象他有两个翅膀,像母鸡的翅膀抱窝一样。他开始孵育大地。我能看见一些钙出现了,流到一个小角落,与一些水分和钾混合,然后一朵复活节小花出现了。我能听见他说:“父啊,你来这里,看看这个。”

“很好,继续孵育吧。”
又孵育了一会儿,接下来出现的可能是鲜花和蔬菜,还有从地上的尘土中飞出来的鸟儿。然后出现了动物,不断出现更高级的生命,更高级的生命,更高级的生命,更高级的生命,直到最后出现了一个照着神的形象被造的人。很奇怪,没有再出现比那更高级的了,不是吗?不可能更高级了;因为那是神的形象。因此,进化就像那样把每一样东西带出来了。但它们不能借着杂交使自己更高级,因为神说每个种子各从其类。呐,就这样出现了人。
20

呐,罪不是在地上开始的,罪是在天上开始的;魔鬼从天上被踢出来,就到了地上。他不能进到任何别的生物里;动物跟人相差太远了,种子不能混合,所以,魔鬼必须钻进古蛇里面,因为古蛇是更像人类的生物。当神咒诅了古蛇,让它用肚子行走,神改变了它身上的每根骨头。科学试图挖出那些骨头,然而,它隐藏在神的奥秘里,向任何想知道这事的人揭示出来,肯定的,就是这样。

呐,注意,古蛇比动物更狡猾、更精明、更奸诈、更智慧、更聪明,他仅次于人,瞧?他比田间一切的野兽更狡猾。
呐,记住,该隐被盖上了一个记号。呐,你说:“撒但不可能是那古蛇。”如果你现在跟我一同翻到《哥林多后书》11:14,圣经说,撒但装作光明的天使。你真是低估撒但了,就是这样,瞧?是的,先生。他装作光明的天使。若是他能进到那种的形体里,为什么他不能进到一头仅次于人的兽里呢?
21

呐,我们发现,因为该隐听从了仇敌,接着发生了什么?他成了第一个杀人犯,他成了地上第一个会嫉妒的人。告诉我,从神到亚当那条纯洁的家系中,怎么会出来嫉妒呢?那是唯一的亲缘。亚当是神的儿子,圣经这么说。那么,那种嫉妒是从哪里来的?那杀人犯是从哪里来的?那种灵是从哪里来的?从亚当来的吗?不可能的;是从撒但来的,绝对是从那里来的。

呐,我们发现,他是第一个杀人犯;他是第一个会嫉妒的人。路西弗嫉妒米迦勒,把嫉妒一直带到了地上,传给了人类。而撒但……该隐因继承这种邪恶,就受了第一个记号。神给他盖了一个记号;没有人可以杀他,由他去。但你记得,神一给他盖了记号,他就离开了神的面。现在牢记这点。
哦,我们没有时间彻底地查考这个,哦,弟兄,我们可以在这里讲它六个月,瞧?却连一点皮毛都还没触及到,瞧?
22

注意,该隐受了记号后,就离开了神的面,去住在挪得之地,娶了妻子。这正是教会的预表:离开神,娶了一个属世的妻子,看到吗?注意这点,荣耀!现在,我们必须快点转换一下,因为我们不想花太多时间。

我们发现,后来,亚伯,该隐的兄弟,该隐杀了亚伯。神就赐给亚当另一个儿子代替亚伯,他的名字叫塞特。那是一个迹象,从神而来的迹象,代表死亡和复活。所以,塞特从未去挪得之地娶妻;神给了他一个妻子。但该隐,他身上有一个兽的印记,他去到挪得之地娶了妻子,而塞特接受了神的选择。这正是今天宗派教会的完美预表,走出去,什么都接受。但永生神的真实教会,基督的身体,只接受圣灵盖上印的东西:完美。神在教会设立的。
23

迹象是藉着什么来的?教会是藉着什么被盖印的?那迹象是什么?我们知道该隐受了那记号。那么,复活的迹象是什么?今天教会就是以这个作标记的:圣灵的迹象,即基督不是死的,而是从死里复活了,被接进教会里。瞧,给他的教会盖印,就是从那两个在伊甸园里……在伊甸园外的两个男孩开始的。

兽的印记;一个游荡者,一个逃亡者,不知道往哪里去,不知道自己在哪里,不知道自己该明白什么,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他是个逃亡者。
24

但塞特留在家里,他跟父亲在一起。神给了他一个妻子,家系就从那里开始了。如果你想追查下去的话……我最好还是不讲这点了。我真想一而再,再而三地向你们证明这点。是的,先生。没错,就是从这里开始的。一些人认为他们在伊甸园里吃了苹果,吃了几个苹果。首先你知道,那是原罪。哦,弟兄,让我告诉你,我这样说不是开玩笑,这不是开玩笑的地方;但如果吃苹果能让女人意识到她们是赤身的,我们最好再给她们发苹果吧。我是这么想的,我认为我们需要这么做。

那不是苹果,我们都知道那个。不,在一群混合的听众中,我们晓得那是什么。我们看到这导致了什么。呐,我们发现这是……
25

记号是个区分,它造成一种差别;把一些东西分别开来。但是像……你说,你被打上一个不好的记号,一个记号。但你从不说你被盖上一个不好的印;你是被打上一个不好的记号。印是所有权的标志;记号是个区分。教会被圣灵盖了印,是所有权的标志,神拥有那教会。但兽的印记是给那些拒绝接受走神所预备的道路,偏离和被丢弃之人的。

该隐,他一受了记号,就被赶走了。我们晓得这个。亚伯死了,有塞特兴起来代替他,那是复活的迹象,是的。
26

我们发现这两种标记:记号和印都是从《创世记》开始的;然后沿着圣经一路下来,在《启示录》结束。我们这里也有关于这个的经文,说到它从《创世记》开始,在《启示录》结束;它一直都以这样或那样的形式出现。

就像那天晚上我传讲的血祭,血的祭物。圣经第一卷书《创世记》讲到巴比伦;圣经中间讲到巴比伦;圣经的最后一卷书也讲到巴比伦。它从《创世记》开始,一直到《启示录》。每样东西都始于这两种灵。
27

瞧这里,我们来讲一下这点。甚至在方舟里,鸽子和乌鸦都在方舟里。这两种鸟都会飞,两个都……你知道,乌鸦是个伪君子;是的,它是个肮脏的伪君子。呐,乌鸦会落在一匹死马身上,吃啊,叫啊,拍动翅膀,高兴得不得了。但那可怜的鸽子却不能挨近这样的东西,为什么?因为它没有胆汁,瞧?它不能消化这种东西。如果它吃了那种东西就会死的。但乌鸦可以在那里呆上大半天吃死马,飞到田间,再飞回家,跟乌鸦吃麦子,哦不,跟鸽子一起吃麦子。它是个老伪君子,就是这样。你注意过没有,鸽子没有苦胆;任何受了圣灵洗的人也没有,所有的苦毒都消失了。它俩都在同一个方舟里,就像伪君子和真信徒都在同一个教会,同一个宗派里,坐在一起,坐同样的板凳,坐在一起。

28

我要你们注意另一件事。哦,我喜欢谈论自然。鸽子,你知道你不用抓鸽子去洗澡吗?为什么?它不用洗澡。它体内分泌一种油,会通过羽毛渗透出来,使它一直保持清洁。一个真正的教会也是这样;它不用总是洗澡,一再地回过头去对付这个、那个等等。但他们有油,里面圣洁的油;每个信徒都是这样,那油保持他们清洁,不受世上之事的沾染。哦,巴不得我们什么时候能讲讲羔羊和鸽子的信息。在信徒里面的圣灵会保持他清洁,不是在外面的清洗,而是从里往外的清洗,阿们!

许多人说:“我今天得上去认罪,我得这样那样说,我得去做个忏悔,我得做这事。”但你知道,你里面的圣灵一直都在产生油,就是那赎罪祭,它保持信徒清洁。“如今那些在基督耶稣里的,就是那些不随从肉体只随从圣灵的人,就不定罪了。”[罗8:1]
29

我们怎么进去?藉着一次握手吗?不!藉着一份证书吗?藉着一个宗派吗?不。我们都从一位圣灵受洗,进入到一个身体,脱离了审判。神已经审判了那个身体;神在各各他审判了它,它再也不用受审了。“那听我话、又信差我来者的,就有永生;”没有两种形式的永生,只有一种,“就有永生,不至于定罪,是已经出死入生了。”“我一见这血,就越过你们去。”哦,这让我灵里感到兴奋!

为什么?脱离了罪,没错。凡从神生的,就不犯罪,他也不能犯罪,因为神的种子存在他心里,他不能犯罪[约一3:9]。我不可能一直在一个赎罪祭底下,同时又是罪人,这不可能。你从未见过一个罪人圣徒;你从未见过一只黑色的白鸟,或酒醉又清醒的人,不,先生。你要么是罪人,要么是圣徒,就是这样。如果你在基督里,整天都有一个血的赎罪祭在那里,呼喊:“父啊,赦免他们;因他们所做的,他们不知道。”哦,这样你就可以安心了,阿们!我喜欢这个。那太美了,圣灵给我们盖了印。
30

注意,乌鸦和鸽子。让我们注意,从该隐和亚伯起;这绝对就是犹大和耶稣,肯定是的。让我们留意这烟。当该隐在祭坛上杀了亚伯,该隐……如果说神唯一要求的只是义或遵守基要的东西……这就是我一直以来对那两类人所说的话。我遇到基要派和五旬节派的。基要派的人从他们所学的东西里看到了自己的位置,他们知道自己站在哪里,但他们没有信心。五旬节派的人有信心,但不知道自己是谁,看到吗?就像我说的,有人银行里有钱,却不会写支票;另一个人会写支票,银行里却没有钱,要把他们合起来。

呐,我们看到,五旬节派信徒是那有信心的人。他们相信,他们充满了火热;他们充满了圣灵,但却不知如何安顿在道上,并说:“这是主如此说。”他们尖叫、呼喊、奔跑,把汽全都从汽笛里吹出去了;如果他们能把汽聚集起来,你就会看到一个大能、荣耀的教会站立起来,随之也会写出一本《使徒行传》了。
呐,注意,是的,我不是说他们……他们只是把这个用在了喜乐上,而不是用在大能和信心上。要把它用在那里并相信它;它是神的道,要持守住它。
31

看看该隐,他上来献祭,建造祭坛,属于一个教会,属于一个宗派,跪在祭坛前祷告,敬拜神,奉献十分之一。如果神只要求这些的话,那该隐就和亚伯一样称义了。但你看,这整个的秘密就是启示。麻烦就是出在这里,人们不明白永生神的整个教会是建造在基督的属灵启示上。耶稣在《马太福音》16章这么说:“约拿的儿子西门,你是有福的!因为这不是属血肉的指示你的,乃是我在天上的父指示的。你是西门,我要把我的教会建造在这磐石上。”当耶稣基督的属灵启示……他就是道。“太初有道,道与神同在,道就是神。道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当那道进入你里面,它比两刃的剑更快,连心中的思念和主意都能辨明。是这道进入了里面。这启示就是:神的每一句话都是真实的。把你的魂紧扣在每一步的启示上。

哦,我喜欢这些事。我认为这个能使教会去到一个地步,让你真正拥有一个医治的聚会,瞧?神这么说,事就成了;就是这样。神这么说了,只要持守住它。
32

呐,但是,那个时候还没有圣经,所以这点一定是启示给了亚伯。《希伯来书》11章说:“亚伯因着信献祭与神,比该隐所献的更美,”神的道为他作证,见证他是义的。

呐,该隐说:“我猜我妈妈吃了一些苹果,就不得不穿上衣服。”但亚伯知道那是血,是生命。肯定发生了一些不对的事,于是他献上了羊羔的血。
我能看见他带着这只小羊羔上来。哦,撒但的祭坛比亚伯的祭坛漂亮多了;他有水果和鲜花,很漂亮。
但那是……那是我想要告诉教会的。姐妹,你不需要借着化妆,打扮漂亮了,穿戴得跟你旁边的女士一样,才能与神和好。你不必属于一个拥有价值上千美元的板凳,几百万美元的管风琴和这一切花哨东西的教会,那是从阴间来的,没错。我能用圣经证明这点,没错。
33

该隐想了这些事,说:“我要献上这些东西。”但我能想象,亚伯所献的没有这么好。那时可能还没有麻绳,所以他一定是用一根葡萄藤缠住小羊羔的脖子,把它牵到那里,放在石头上。那时他还没有长矛或刀子,所以他一定是拿了一块石头,把羊羔的头往后拽,开始砍它的脖子。羊羔开始咩咩叫,乱踢,血溅了他一身,流血,咩咩叫,死在石头上。

这代表了什么?代表四千年后,神的羔羊被宰杀在万古的磐石上,在各各他受死时流血,咩咩叫,说方言。“被杀羔羊,你的宝血,永不丧失能力;被赎教会,洗得清洁,永远与罪隔离。”我们的教育节目、宗派节目没有任何价值[原注:伯兰罕弟兄打响指头。];需要的是耶稣基督的血,别的东西都做不到,是的。
34

注意,那烟从那里往上升。记住,信徒,就在这里。亚伯跟他的羊羔死在同一块石头上;每个信徒也必须做同样的事:跟你的羔羊死在同一块石头上。羊羔只有一样东西,就是羊毛。它必须放弃它拥有的一切;它没有乱踢,对此大吵大闹。你把那小家伙带去,放倒,像我说过的,那羊羔在剪毛的人手下默默无声;它让人把羊毛剪掉,它没有大吵大闹。它甘愿放弃它唯一拥有的东西。

我们说我们是基督徒。那天,有人给我写了一封短信,一张小纸条……我在那里收到的,她说:“我有权利,我是美国公民;我想穿什么衣服就穿什么衣服。”你穿吧,那没问题。这表明你是山羊,没错。你想怎么穿就怎么穿吧。但记住,如果你是羊羔,你虽然有权利,但你会为基督放弃你的权利。今晚我有权利喝醉酒,我是美国公民;我有权利抽烟,我是美国公民。你也有权利,但我们放弃我们的权利;那些东西被剃除掉了。举止像绅士,像女士;穿着像,举止像,生活也像。放弃你的权利。
35

看看那烟从祭坛往上升,一直飘到各各他,落定在那里。该隐怎样把亚伯杀死在祭坛上,犹大也同样把耶稣杀死在祭坛上,是的。

再注意,你只看到三个十字架,不是吗?有四个,四个十字架。耶稣在中间,一个贼在一边,一个贼在另一边,而犹大在一棵桑树上吊死了自己。耶稣也是挂在一棵树上;“凡挂在树上的都是被咒诅的,”[加3:13]他为我们成了咒诅。犹大与耶稣一样也是挂在十字架上,因为他吊死在一棵树上。耶稣与犹大一样也是挂在一棵树上。“凡挂在树上的都是被咒诅的。”
注意这里!这里是神的儿子,神显明自己,从天降下,又回到天上,带着悔改的罪人同他回去。那里是犹大,沉沦之子,从地狱来,又回到地狱去,带着不悔改的罪人同他回去,回到原来的地方。哦,太美了!
正如神在园子里打开亚当的肋旁,取出一部分造出一个新妇,神也在各各他打开耶稣的肋旁,从他的肋旁取出新妇。哦,太美了!在十字架上,是怎么回事;那两种灵如何从该隐和亚伯而来:乌鸦和鸽子。
看,我们再想想,该隐,他去到挪得之地,娶了妻子。我们发现,那个妻子……我在这里记了经文;现在我还不想讲那个。
36

看看以色列。以色列离开那里时好像两棵葡萄树,我们看到它长大,一直都是那样。看,以色列走在去应许之地的路上,像今天的教会一样。它遇到了什么?遇到了摩押人;以色列就打发人去见他的兄弟,说:“我们可以从你的地经过吗?我们的牲畜若舔了草,我们必偿还;若喝了水,我们也必偿还。”但摩押人却拒绝这样做。

呐,瞧这里。这里是以色列人,一小群跨宗派的民,绕道穿过那个国家,居无定所,在他们回家的路上。但摩押人安居乐业,有名人贵胄,名列在世上万国之中。
37

注意发生的事。以色列有纯正的血脉。记的巴兰是如何要进行通婚的?所以他得把所有那些女子等等都赶出去。巴兰的教训,巴兰的教义。

注意,那里是摩押,相信以色列人所信的同一位神。摩押是什么?是罗得的孩子,是从他的女儿,又一个非法的妻子所生的。这就像今天没有重生的教会,属血气的教会就是一个与世界犯了属灵淫乱,对神不忠的属世教会。非常完美的预表!
38

注意,从基要上说;呐,基要派的弟兄,我不是……我不想太刺痛你,但我要你感受一下这点。注意,现在巴兰主教过来了;他上去那里,那王说:“请你下来咒诅这民。我不要他们经过这里;他们不能在这里举行医治聚会,瞧,他们总是在搞什么医治的东西,”又说:“他们那里有铜蛇,说,他们只要一望,就好了。还说他们吃天上降下来的吗哪,我什么吗哪也没看见。哦,那是一些胡说八道。”他说:“我要你下来咒诅他们。我们不要那些东西搀和到我们这儿的宗派里。所以,让他们离开这里。”

注意,巴兰跟以色列一样的基要。他建了七座坛,献七只祭物,七只公羊,跟以色列在他们营地里所献的一模一样,瞧?完全一样的祭物。但巴兰没有看到的,是那受击打的磐石,那铜蛇,营中为王欢呼的声音;他没有看到那走在以色列人前面的火柱。
39

今天就是这样。你说:“你属于那些五旬节派,他们是一群圣滚轮。”他们过去是,但现在不再是了。他们虽然属五旬节派,但却没能看到那火柱。今天,为了确保他们看到它,我们甚至拍到了一张被科学证明了的火柱的照片,阿们!是的。他们没有看到火柱和营中的欢呼声,不知道有一位王在我们中间(阿们!),君王耶稣。他们没有看到这个。他没有看到那血的赎罪祭。他们说:“我知道一个五旬节派男人跟别人的妻子跑了。”但我知道浸信会、长老会、天主教,所有的教会也都做同样的事,没错。该一视同仁才对。天下乌鸦一般黑。我们都是人,我们的会众也都受那些事的辖制。但神跟我们个人打交道,不管我们是谁。所以,五旬节的祝福是对的。

40

注意,以色列和摩押;现在也是一样。我们发现,教会接受……他们出去接受一个宗派,把任何他们想要的东西都带了进来。他们只是说:“瞧,如果你来,在我们教会受洗,站起来说你相信耶稣是神的儿子,那我们就在教会给你施洗,把你的名字记在册子上。”

呐,你知道魔鬼也信吗?肯定的,他也信。那天晚上我向你们解释了,就像要给这头老乌龟施浸一样;那样做对它没用,对它没有任何帮助;需要火来使它动起来。所以,今天教会也需要这个:就是用一点圣灵和火来使教会动起来。
但记住,圣灵不会把那不洁净的人带入基督的身体里。这表明基督的身体不是一个宗派,因为那是基督奥秘的身体;我们都从一位圣灵受洗,进入那身体里。我想,我们把女人、男人带来,带他们到水里给他们施洗;我们发现,如果他们心里不是真正的基督徒,我们就决不该给他们施洗。
不久前,我跟一个妇人、一群人去到河边。一个妇人走到那里;她从车里出来,走过来,把头发整理好,她说:“伯兰罕弟兄,你要带我下去,把我按到水里吗?”
我说:“不是你,你不配下到水里,”没错。她们在教会里演唱,某个女孩,她没有足够的钱去做她所想做的某种发型,好上台去演唱。她可怜的老妈妈在洗衣板上给人洗衣服,为了给她做那发型。我发现了这事,我不会让她唱。我说:“你不配在那里唱。”那里应该保持清洁。这正是今天教会的问题,腐败等等的事从讲台开始一直到了地下室,没错。清理出去!是的。教会又需要老式的百洁布了。
41

就像有一天那个小黑人被按立,长老都站在周围,说:“主啊,把他裹在麻袋里,给他浇上煤油,为了福音点燃他。”那正是我们今天所需要的:燃烧起来!放开他,让他跑。

我曾给牛犊烙过印。我们会把牛犊牵过来;我知道,我猜,你们用绳子捆过很多的牛犊。我们曾给小牛烙印。有人对我说:“你拿烧红的烙铁烙在牛身上,你不感到过意不去吗?”
“不。”我把烙铁印在牛身上,它是会拼命乱踢;它大喊大叫,把它放开时,它一阵发作,拼命地跑。但我们知道,从此以后它这一辈子都知道自己属于谁了(是的)。我告诉你,弟兄,需要许多恩典才能走上祭坛,呆在那里,直到圣灵在你里面烧出一个印来。你可能会尖叫,哭喊,举止古怪,但从此以后你知道你属于哪里了,是的;因为你被圣灵印进了神的国,这就是印。
42

记住,圣灵是来给那些神所预知的人盖印的,是的,没错。耶稣不是降临到世间,说:“我要受死,可能有人会同情,看着我说:’好吧,我猜……’或许他们会觉得我受了这么多的苦,让他们心碎,他们就会来。”不,不,不管怎样你都不会来的。你不能告诉猪说它在粪堆里吃是错的。如果它会说话,它马上会告诉你:“我管我的事,你管你的事,”瞧?

这需要一个转变,必须是神来做这事。若不是神先吸引人,没有人能到耶稣这里来。这需要圣灵做工来转变你的心,需要神来做。有人说:“我寻找神,一直寻找神。”不,不,不。是神寻找你,不是你寻找神;是神寻找你。
43

是的,圣灵不是什么样的妻子都接纳的,他不接纳抽烟、喝酒、过着不道德生活、跟各种世俗之事为伍的人;因为他说:“你若爱世界和世界上的事,神的爱就不在你里面了。”但圣灵来,是把创世以前他预先知道的耶稣基督的妻子,印入这身体中。当他……由于神的预知,他能看见谁会接受他,谁不会接受。所以,圣灵来得到那位新妇,那是他所接纳的人。但教会说:“哦!”

44

过去常唱一首短歌,希望这听起来不是亵渎。我们有一首过去常唱的短歌,“主人呼召:’来赴宴。’”我们有一首短歌,把它改写了一下;如果我绊倒你了,请一定原谅我。它说:

“来加入,”牧师呼召:“来加入。”
你一直都会有冰淇淋的晚餐吃;
说肮脏的笑话,嚼烟草、吐烟圈,
哦,牧师呼召会众,“来加入。”(不是来赴宴。)
何等的差别!只要一个人有点钱,可以拿钱进来,就接受他,娶了两三个妻子,也把他放在执事会里,不管怎样都把他放在那里,因为他们是城里有影响的人。我不在乎本城是不是恨他们;我要的是他们在天上有影响,有圣灵在那里,使他们可以在人们中间有一些影响。但那只是来加入。这一切……
不久前,我问一个女孩:“你是基督徒吗?”
她说:“我要你明白,我是个美国人。”好像那跟基督徒有关系似的,(她当时在瑞士),好像那跟基督徒有关系似的。
博斯沃思弟兄说,他有一次问一个妇人,这妇人说:“我要让你明白,我每天晚上都点一根蜡烛。”呐,好像那跟基督信仰有什么关系似的,每天晚上都点一根蜡烛。你必须重生进入这里,进神的国。
45

呐,我们发现有那些灵。注意,大约就在耶稣出场的时候,犹大也出场了;大约就在耶稣退场的时候,在同一天,耶稣和犹大两个都退场了。大约就在圣灵出场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事?敌基督出场了。约翰这样说:“小子们啊,不要被他迷惑了,敌基督已经在世上做工了。”瞧?它不是在末后的日子才来到,当时它就在那里了,它一直都在。

46

呐,你们注意:就在敌基督正在高抬自己,把所有的教会甚至我们的五旬节派都带入到那个大停尸房里的时候,你知道,教会的联合,你们明白我指的是什么。我晓得我们一些五旬节派组织正加入到那里面去,嗯嗯!你看到,当你开始游离的时候,你会离神的灵有多远!一旦你滑离了那条窄路,你就会一直滑下去,没错。你必须回到你原来偏离的那地方,是的。

普世教会联盟将造成那个兽像,我们大家都知道这个。看到了吗?它现在正到处活动,要把所有的教会聚在一起,联合起来,对付共产主义。你不用担心共产主义,该对付的不是这个。
有三个幕;我奉主的名这样说,你们不要忘了这点。有一个铁幕、一个竹幕和一个紫幕。留心那个紫幕,要注意那个。
47

哦,我们现在看到,敌基督正开始展露自己,在这个国家掌权。它甚至选举自己的人,别的教会也同它组织起来,设立一个庞大教会组织的头头。所有的圣公会主教,他们现在要去到罗马与教皇商议,这是几百年来的第一次。哦,都在应验。你知道,我们新教徒落后了。瞧,就是这样,瞧?继续吧,因为现在冷下来了;我们不能阻止它;这不会停止;它会越来越糟,圣经这么说。在末后日子的五旬节派教会,我们知道它就是不冷不热的老底嘉教会时代,神要从口中把它吐出去;它让神倒胃口。神实在容忍不了它这种样子。

48

呐,现在我们继续并抽出一些印来,在以下的几分钟里好好讲讲。我们现在翻过来,如果你在记经文的话,让我们翻到《以西结书》第9章。我们发现,先知预先看见了教会的第一次到来。呐,我们发现他看见了,有声音呼叫先知,他就举目观看上门,那声音说:“你曾见过这样的事吗?”就有四个人从上门来,手里拿着灭命的兵器。[原注:磁带空白]你们读一下《以西结书》第9章。

记住,那场屠杀只是针对耶路撒冷的,“你去走遍全城。”
但在他们走遍全城之前,他们发现另一件事发生了。那里来了一个身穿白衣、腰间带着墨盒子的人;那声音说:“拦住这些人,先不要让他们进城,等这个身穿白衣、腰间带着墨盒子的人走遍耶路撒冷城,给那些因城中所行可憎之事叹息哀哭的人画上印或记号。”呐,这个腰间带着墨盒子的人,就是圣灵。注意,他走遍全城后,就把这些拿着灭命兵器的人放出去。他说:“无论年少的、年老的,少女、小孩,把他们全都杀尽,一点也不要顾惜;只是不要挨近凡是身上有印记的人。”注意这点!
49

呐,这事发生在什么时候?在早期的五旬节教会,当时圣灵走遍全城,给教会画了记号。呐,注意历史,如果你读过约瑟夫所写的关于主后96年那场激战的书,就知道了。当所有的人……当圣灵,当耶稣来的时候,行了弥赛亚的迹象,证明他就是弥赛亚。他离开后,就被接到荣耀里,然后差遣圣灵回来膏抹那些使徒。使徒出去行了主所行的同样神迹;他们拥有主的大能,说方言、叫喊;有一阵大风充满他们。他们带着如此的火热出去,直到在各城燃起了圣灵的火。人们怎么做呢?取笑他们,嘲笑他们,没错。耶稣说:“你们说话干犯我,我会赦免你们。但当圣灵来了,说一句干犯他的话,将永不得赦免。”当他们取笑那些被圣灵充满的人时,就给自己永恒的归宿封了印。

50

耶稣告诉他们说:“时候要到……”呐,你必须注意,那里有那么多的教师,在《马太福音》24章,他们问了耶稣三个不同的问题,每个问题他都回答了。这是为什么你去到安息日会的信徒那里,他们会用“你们应当祈求,叫你们逃走的时候,不遇见安息日”来解释安息日或冬天的问题。他们问他:“什么时候有这些事?你降临和世界的末了有什么预兆呢?”他们问了耶稣三个问题,耶稣针对他们在那里所问的问题做了解释。后来事情照样发生了,历史表明那解释是对的。

什么会……现在,如果你在安息日从城里跑出来逃走,这又有什么差别呢?当时,在安息日城门是关着的。那会有什么差别呢?我们可以看出这里耶稣所指的不是普世性的,因为地球上一个地方是夏天的时候,另一个地方却是冬天。“你们应当祈求,叫你们逃走的时候,不遇见冬天或安息日。”因为,在那个日子,他们得了警告,说:“在耶路撒冷的,应当逃到犹太,”冬季,犹太地大雪纷飞。“你们应当祈求,叫你们逃走的时候,不遇见冬天或安息日。”
51

当提多来攻打时,他们看见……耶稣曾告诉他们:“你们看见耶路撒冷被兵围困,在田里的,不要回去取衣服;要拼命地往犹太的山上跑,要离开那里。”因为他们会亵渎圣灵,如果他们亵渎了圣灵,他们就受了兽的印记,所剩下的就只有毁灭。那些犹太人,他们看见灾难临到时,就说:“现在,我们要聚在城里,聚在主的殿里祈求。”那听起来不是非常虔诚、非常甜美吗?哦,撒但会使事情看上去如此逼真,肯定的。

但记住,约瑟夫说,那些人是吃人肉的;他说:“那里有一群人,他们跟随那位周游四方、医治病人的拿撒勒人耶稣。彼拉多杀了他,他们把他的身体偷走了,藏在某个地方,割下肉来吃,”说他们是吃人肉的。其实他们所做的是守圣餐,领主的身体,明白吗?他说:“他们没有一个灭亡的,因为他们完全照着圣经所告诉他们的逃到了犹太去,就像耶稣吩咐他们做的那样。”
52

而那些犹太人,他们都跑进了耶路撒冷,他们说:“现在,我们都要聚集到主的殿里,那一直与我们同在的伟大耶和华必降下来,他必赶走提多的大军;他会这么做的。”但他们做了什么?他们得罪了圣灵;他们取笑圣灵运行的大能;他们称那行神迹、向他们显明他是弥赛亚的耶稣基督是别西卜,说他是个魔鬼,说他所行的是某种读心术;说他是魔鬼,说他所行的事是魔鬼干的。他们给自己招来了灾祸。

呐,弟兄,你且等着;我们今晚没有时间,但明晚我要带你们去看,给你们指出,美国完全做了同样的事;我要藉着经文向你们证明这点。若主愿意,明晚我给你们看美国在最近这四十年里完全做了同样的事。他们取笑,用世上的各种名称称那些人是圣滚轮,是五旬节的狂热分子等等。神藉着神迹奇事与他们同工,而那些大教会就开始像这样取笑他们。现在在这末世,发生了什么?让我把经文拿给你们看,你们准备好了吗?
53

我与我宝贵的弟兄大卫·杜波莱西看法不同,他上去那里,和麦基博士以及所有那些大教会打交道。现在他们要做什么呢?

[原注:磁带空白。]哦,长老会信徒说:“我们需要说方言的人;我们需要他们去得到圣灵的洗;我们需要有神医,”诸如此类的东西。四十年前当这些出现时,为什么他们不接受,反而取笑呢?他们永远不会接受的,他们是死的;他们是宗派,每个宗派都是死的,绝对是的。它永远不会再兴起,没有一个宗派会兴起。神召会,你曾有过你的全盛时期;一神论,你曾有过你的全盛时期;四方派,麦克弗森夫人的时代,你曾有过你的全盛时期,老一辈的召会曾有过他们的全盛时期。瞧,你们做了什么?你们把自己变成了宗派,孤立了自己。你永远无法把宗派带进去,因为它压根儿就是一个天主教的秩序,神一开始就定了它的罪;它永远进不去,浸信会、长老会或别的任何宗派都进不去。但神要从每一个宗派中吸引一颗饥渴的心,因为那是他的身体,是他要带进去的人,是被圣灵盖印的人。
他们已经受了兽的印记。现在看一看,五旬节派教会已经露出了本相。现在,它被吐出去了。耶稣在门外叩门[原注:伯兰罕弟兄叩讲台],想要进去。他在叩什么呢?这正是弥赛亚的叩门,还有其它的一切,但他们还是把他拒绝在外。肯定的,他们这样做了。
54

但发生了什么?我们生活在什么日子?哦,我的弟兄,我们生活在什么日子?不要以为我疯了;我希望我没有,我若疯了,那就由我去吧;我觉得这样比那样更好。但听着!听着!我告诉你们,我的弟兄姐妹,这是什么的迹象呢?这是表明我们处在末时的迹象。耶稣是怎么说那些睡着的童女的?哦,你称那些教会是童女?就像该隐一样,绝对是一码事。他们敬拜神;但睡着的童女灯里没有油,对不对?所以,当她发现这比她所想的还迟了,共产主义已经悄悄逼近她的时候,她说:“哦,请分点油给我们,你是怎么得到这圣灵的?”

“你到卖油的那里去买。”
55

记住,正是在睡着的童女去买油的时候,新郎来了,荣耀!你们看不到这个吗?如果长老会、圣公会和其它教会也来寻求圣灵了,你最好收拾你的灯吧!收拾好,收拾好,是的,需要收拾好。五旬节派啊,赶紧收拾好你的灯吧,阿们!除掉你身上这许多属世的东西,你整个已经被腐蚀了。那些灯芯破旧不堪;你知道,灯芯很重要。我过去常观察。神的真正灯芯就是信徒,是一个灯芯。瞧,他的灯芯一头燃着火焰,另一头浸在油里,汲取油,使它燃烧。何等的一个教会!何等的能力!何等的地位,哈利路亚!

发出同一个福音的光,照亮在东方,也照亮西方;到了晚上才有光明。五旬节派啊,起来吧,收拾你的灯!把世界修剪掉,把世界的时尚修剪掉,把世界上的事修剪掉;准备好,时候近了。
56

就在他们去买油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事?发生了什么事?新郎进来了。瞧,美国已经亵渎了圣灵;从四、五十年前它一出现以来,她就取笑圣灵。她不断地取笑,别的教会也取笑;她们原形毕露了。现在,她们开始探出脑袋,说:“我们想得到一点点这个。”但在她们去那样做时,这就是一个迹象,说明我们应该去收拾灯了。祈求神兴起一些去收拾灯的传道人。我告诉你们,我们今天需要的是一些能修剪我们灯芯的东西,使真正的五旬节之火燃烧起来。

57

你拿一盏旧灯来,所有的碳都积在灯芯上,它会使你的灯直冒黑烟。这就是我们的问题所在;我们的灯积了太多的碳,碳太多了,火烧不起来;它无法从底部得到足够的空气。我们需要的是一阵清爽的气息,一阵清爽的气息,从天上再次来临的圣灵洗的清新气息,圣灵运行在教会中,有神迹奇事随着,这是神真正的印。

“我告诉你吧,我要去神召会,如果他们待我不好,我就去四方派。”哦,你积了碳,你的灯冒烟了;要收拾你的灯,准备好;我们处在末时了。但他们会传讲它,有人会传讲它,有人会传扬它。某处会有一些人得到它,是的。我不知道有多少人,因为经上说:“挪亚的日子怎样,人子降临的日子也要怎样,”当时有八个人得救了。我不知道会有多少人会得到它,但肯定会有一些人收拾好自己的灯,就这么简单,因为收拾灯的时候到了。
58

当睡着的童女出去,她们已经受了兽的印记。你说:“难道那是兽的印记?”是的,确实是。该隐也是受了印记,然后出去。那是什么?当浸信会教会、当五旬节派教会、当长老会教会接受兽的印记,而不是领受圣灵时,他们就离开神出去,为自己建立了一个组织。他们做了什么?娶了个错误的妻子,一个属世的错误的妻子,把涂脂抹粉的耶洗别等等东西带进来;剪短发,穿短裤、短裙和好莱坞的时装。传道人出去带她们进来;执事娶两、三个老婆。男人……

59

你说:“你总是讲我们女人,讲我们女人。”那好,男人们,我也要梳理一下你们。让我告诉你一件事。任何允许他妻子抽烟、穿短裤的男人,我实在无法恭维说他是个男人。他太娘娘腔了,连自己属什么都不知道;他不是个男人,没错。哦,哈利路亚!是的。他是个太差劲的男人。哦,他可能身高六英尺,体重两百磅,但在我看来他不像个男人。这表明在你家里谁是老板。妻子会跺着脚,说:“我现在就告诉你吧,”你就低着头,像一只小病猫。到底怎么回事!我们需要……

我们今天需要的是男子汉,我们需要福音传道人。任何站讲台的传道人,若在那些事上躲躲闪闪,我实在无法恭维说他是个神所召的人,是的。一个男人既知道女人剪头发是不道德的,却羞于站在讲台上说出神的真理……圣经说,女人若剪掉头发,男人就有权利给她休书,离开他妻子;圣经这么说。女人的头是谁?她丈夫。圣经说:“女人若剪头发,就羞辱了自己的头。”不应该跟这种不知羞耻的女人同住,阿们!她剪掉了自己的荣耀,教会也是如此。当她这样做的时候,就把自己的荣耀源泉给切断了。
哦!神啊,为什么我说这些事呢?但它是真理。不,我们不要,我们不需要妥协的人。我们需要那种任何情况下,都会主张正义和正确之事,并说出真理的男人女人,阿们!神的印。
收拾你的灯,我的弟兄。让圣灵的灯重新燃烧起来。天快黑了;哦,现在是如此可怕的时候,天快黑了。
60

不久前我下去这里。我从达拉斯来,正飞往印第安纳,一场暴风雨来了,飞机被迫降落在孟菲斯。他们把我安排在那家豪华的大酒店里,告诉我……过了一会儿,他们打电话给我,说:“明天早上七点钟我们会叫你,我们会派大巴来接你。”因为我已经付了机票,他们必须支付我那天晚上住酒店的钱。于是我安顿下来,给我的朋友们写了几封信。第二天早上我起来,下去寄那几封信,我走到街上,心想:“我现在得赶快,因为大巴到时候会来接我们。”你知道,我就沿着街快走。圣灵说:“站住!”我四处观看,一个大个子的爱尔兰裔警察站在那里,朝这边看,我想:“这话肯定不是他说的。”我又继续走,圣灵说:“走到边上。”那里摆着一些鱼线轮等渔具。我就这样走上去,我想,我得装作是在看那个,这样那警察就不会有什么猜疑。于是我走到那里,开始看那些鱼线轮,我说:“天父,是你在说话吗?”

他说:“转过身,往北走,一直走。”
我说:“好的,天父,”我就开始走。你相信神的孩子应该被神的灵带领吗?但问题是,我们的灯全都冒烟了,以至于我们什么都看不到了,就是这样。
61

我继续走,走啊走啊走啊,我想:“哦,瞧。”我一看,到了登机的时间了。但主只是一直说:“走,”我就继续走。我走过去,走到了另一头,走进了那边的黑人区。我走下去,瞧,太阳相当高了;它升得好高了。我想:“哦,我错过飞机了。可是,既然主说走,我猜他可能让我走回家。于是我就继续走,我把手提箱留在了那里。”所以我走着走着;我的手提箱还在宾馆里,我也拿着这些信。我继续走着,心想:“哦,主啊。”

有声音一直说:“继续走,继续走。”我就继续走,那是唯一要做的事;不管它看起来怎样,只管继续走。如果神说这样做,只管继续做。那就是你行事的方式;那就是你得痊愈的方式,瞧?只管继续走。你说:“昨天我的手指只能弯这么多,今天我能弯这么多了,赞美神!明天我就能弯那么多,后天又能弯那么多了。接下来,我就……”只管继续走;就是这样,只要继续走。
62

这时我走到了孟菲斯的另一头。当我那样往前走时,嗯,我正穿过那边一个很大的黑人区,那里有一些旧棚屋。我想:“我到这里来干什么?”我想:“瞧,主说继续走;如果他要我改变方向,他会告诉我的。”于是我就继续走;我一边走,一边唱着你们五旬节派信徒唱的那首歌;看看我能不能找到那个调。

门徒聚集在楼上,奉主名祷告, 领受圣灵洗,服侍能力来到。 那日主为他们行,今日也要为你行。 我真快乐我能说我是其中一员。(你们听过这歌,是吗?是的,先生。)
门徒虽没学习做,不夸属世名望, 都奉耶稣名受洗,受五旬节圣灵; 向世界各地作主见证,神的大能仍一样, 我真快乐我能说我是其中一员。
63

我边走边自己哼着那首歌。我一看,看见一个黑人老妇人靠在一扇门上,就像这样。太阳很高了,哦,那是美丽的春天,金银花开了。你以为橙子的花闻起来很香,等你闻到了印第安纳州那边的金银花就知道了。她靠在那里,头上绑着一件男式衬衫,胖胖的大脸颊,你知道。我正走过去,心想……哦,我看见她站在那里,就这样继续走着。当我走近时,她笑了起来,大颗的泪珠开始从眼里流下来。我说:“早上好,大婶。”在南方,我们通常都这样向黑人妇女打招呼。

她说:“早上好,牧师。”
我说:“牧师?”那是指传道人,你知道。我说:“你怎么知道我是牧师?”
她说:“我知道你要来了。”
我说,我停住,回过头来;我想:“父啊,是这个吗?是你差遣我来见这个黑人妇女吗?”
64

她站在那里,我说:“你怎么知道我是牧师?”

她说:“你读过那个书念妇人的故事吗?”
我说:“哦,读过。”
她说:“我就是那种妇人;”她说:“我原来没有孩子,我就对主说,如果他赐给我一个孩子,我愿意,我愿意将他养大来服侍主。”她说:“我这样求了。主赐给我一个孩子,我就用洗衣板给人洗衣服来养活他。”她说:“本来他是一个很乖的孩子,”又说:“但他走了一条错误的路,跟错误的伙伴来往。他……”这妇人是个五旬节的老圣徒;所以她说:“他走了那条错误的路;得了可怕的性病,”她说:“我原来还不知道这事。现在,医生对他无能为力了。他的心脏被吃掉了,躺在那里快死了。”
65

她说:“昨晚我整夜地祷告。牧师,他昏迷已经有两天了;”她说:“昨晚我整夜地祷告,我说:’主啊,你赐给了我这个孩子。我是你的仆人,那位以利沙在哪里呢?”她说:“我继续祷告。今早我跪着睡着了;”她说:“大约在两点钟,我梦见主告诉我走到这里,站在这扇门边。”她又说:“他会从街上走下来,穿一件茶色西装,戴一顶茶色小帽。天还没亮我就在这里等,然后我就看见你来了,”她说:“我就知道。”哦,那是五旬节,那是真正的五旬节。

我对她说,我说:“大婶,我名叫伯兰罕,你听说过我吗?”
她说:“没有,先生,伯兰罕牧师,我从未听说过你;”她说:“对不起,但我从未听说过你;”她说:“请进来吧!”
我说:“好的,太太,谢谢你。”我没有再多说话;我想:“这一定是了。”
66

于是我走进去;在门上,他们用一块绑在链条上的旧犁头尖把门合上。我走进那个有两间房的小屋,在东部我们称它为盒子屋,一长条的房屋。我到过国王的宫殿,曾为英国的乔治国王祷告过。我见过瑞典古斯塔夫斯国王。我到过很多国王的宫殿,法鲁克王的宫殿,还有许多其它的地方,一些了不起的当权者和君王住的地方。我曾有幸跟一些今天世上最了不起的人物交谈,会面。我到过许多漂亮的家。但从来没有一个能像那天早上的那个黑人的小屋,让我感到如此地受欢迎、自在。

我走进那里,地上没有一块地毯,有一张旧铁架床那样摆在那里,他们在门上挂了一大块牌匾,写着:“神祝福我们的家。”我到过那些自称是基督徒之人的家,墙上尽挂着黄色海报和肮脏粗俗的画。而在那里我真的感到很自在。
67

我朝床上看去,那里躺着一个高大、结实的黑人男孩,我猜他大约有一百七十磅。他手里抓着毯子,一直在呻吟,[原注:伯兰罕弟兄模仿呻吟的声音。]我说:“怎么啦,兄弟?”

那妇人说:“牧师,他已经两天没说话了。”那男孩不停地说:“这里太黑了,太黑了;我不知道我要去哪里。”[原注:伯兰罕弟兄模仿呻吟的声音。]那大婶走到我跟前,她说:“牧师,他以为他在河里,或海上的某个地方;天太黑了,他正在划船,看不见要去哪里。这两天他一直这样说。”
我说:“哦,太糟糕了。”我说:“瞧,大婶,”我说:“我刚离开了德克萨斯州的达拉斯;我的事工是为病人祷告。”但她对这个不感兴趣。
68

她说:“我只想说一件事,牧师,我想要你祷告,只要天上的神让我听见我儿子说:’妈妈,没事了,我得救了;’我就会准备好,让他走了。”她说:“为我儿子,我那么辛苦地做工,苦苦地祷告,我真不愿看到他那样死去,我知道他走了堕落的道路,他会失丧的。我只要能听见他说’没事了,妈妈,我准备好去了’。你愿意祷告吗?”

我说:“好的,大婶。”我们就跪在地板上;我看见她绑着那个,我猜她头上绑着的是她儿子的衬衫;她是个大块头的妇人,肥胖的脸颊;她也跪下来。我想,我说:“大婶,你带领我们祷告吧。”哦,弟兄,即使我之前不知道她是五旬节信徒,那时我也知道了。谈到祷告,那妇人所做的一个祷告,会让你觉得脖子后面的头发都会竖起来的。她祷告就像……我告诉你,她跟主说话,就像从前她跟主说话一样;她知道她是在跟谁说话。哦,她这种祷告简直把我的心都攥住了。她祷告完,就探过去亲吻她儿子的额头,说:“愿神祝福妈妈的宝贝。”
69

我想:“就是这个,这就是了,”瞧?“愿神祝福妈妈的宝贝,”尽管他给那个家带来了羞耻。那个高大魁梧的小伙子,不管他做过什么事,他仍是妈妈的宝贝;因为那母亲的爱仍在源源不断地流向他。我想:“是的,没错。”因为圣经说:“母亲焉能忘记她吃奶的婴孩?即或忘记,我却不忘记你;你的名字铭刻在我的手掌上。”[赛49:15-16]何等的大爱!神永远不会忘记我们。即使我们的灯冒烟了,他仍然爱我们。我的弟兄,让我们收拾我们微弱的灯;让我们站出来;让我们准备好迎见主耶稣;让我们打扫干净;让我们整理好;让我们祷告透彻;让我们行得正。

70

在那里,妇人那样亲吻他。他说:“哦,太黑了,妈妈;哦,太黑了,”把那毯子拉来拉去。我抓住他的脚,他的脚又冷又粘,好像他快要死了。我说:“兄弟,你听得见我吗?”

他说:“哦,妈妈,太黑了,”他说。我试着跟他说话,但他不知道,一直那样摇头,有东西从他口里流出来。他说:“哦,妈妈,太黑了,太黑了;我不知道我的船要去哪里,”就那样。
那母亲哭了起来,像那样擦了擦她那宽大的脸颊,她说:“牧师,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我说:“是的,太太。”
她说:“牧师,请你接着祷告,好吗?”
我说:“好的,太太。”我跪下来,我说:“你跟我一起跪下来。”我把手按在孩子的脚上,我说:“天父,现在已经过了九点,我的飞机已经起飞很久了。”我说:“我祈求你发怜悯;我不知道为什么你带领我到这里来,这肯定就是你要我来的地方,就是这里;因为若不是你带领我,我不会往这条路来,而这妇人就站在这里。你从来没有徒然地带领我们,你总是向我们显明你所行的事。所以,父啊,我祈求,如果这是你的旨意,愿你让这孩子,愿你应允这妇人的要求,愿这孩子得救。我也祈求你医治他的身体。”我还在祷告时,他就说:“妈妈,哦,妈妈,房间里亮起来了;”神啊!“房间里亮起来了。”你知道,过了一会儿,他就起来坐在床边跟我们交谈,像那样用宽大的黑胳膊抱住我。
我说:“我必须走了。”我走到街上,叫了一辆出租车,赶快下去拿了手提箱,我说:“瞧,我要去赶今晚某个时候的飞机。”战后,在那里坐飞机很麻烦,要坐飞机很麻烦。就在我赶到机场时,广播说:“172号航班最后一次呼叫。”哦,那架飞机一直停在地面上;我搭上了原来的航班。瞧,神使万事都准确运行,不是吗?大约一年后,我正要去……
71

[原注:有人说方言和翻方言。]父神啊,我们为你给我们的这个警告多么感谢你。主啊,我知道这不是徒然的。神啊,让人们看到我们只是想要让他们收拾好自己的灯,做好准备。时候近了,主啊,这一切的迹象,睡着的童女现在正在寻找油,所有这一切。听到你的灵降下来印证这信息,证明它是真的;神啊,我祈求你祝福这会众,让他们今晚得到神的警告,坐立不安,直到收拾好了自己的灯,准备好遇见新郎才得安宁。父啊,求你应允,阿们!

太美了!你注意到那个人吗?你注意到他们是如何……你们五旬节派信徒,让辨明的事困惑你们了吗?看,这个比那个要伟大得多,瞧?那是多么地……看看那人说话的声调,再看一下翻方言也同样地临到,瞧?同样的方式,大约同样的长度,段落等等的数量也一样。这是圣灵,我告诉你们的是真理;这是真实的。哦,罪人朋友,现在就寻求主,趁着你还能听到他的时候求告他。要听他,要听他,这是我的祷告。
72

我想告诉你们后来发生的事。一年后,我正坐火车经过,要去凤凰城。如果你到过孟菲斯的话,车从东边过来,像这样上来。我下了火车,穿过那里去买吃的。火车上,他们卖给你一小块三明治就要五毛钱,还很薄。我就等着,直到有一个地方我可以下车去买一些汉堡包;我买了一袋汉堡包,拿回到车上,瞧?我靠那些就能生存了。所以,我……我不可能……我相信不应该拿着圣徒的钱像那样去浪费。

于是,我买了一些汉堡包;我下到那里,朝站台所在的方向跑下去。我听见有人说:“你好,伯兰罕牧师。”我四处看,看见一个戴小红帽的人。
我说:“你好!”
他说:“等一下;”他走过来,说:“你好吗?”
我说:“我很好;”我说:“我想我不认识你。”
他说:“哦,不,你认得我。”
我说:“那可能我一下子想不起来了。”
他说:“你记得一天早上你从街上走下来,来到一幢屋子,那里躺着一个得了性病快要死的男孩吗?”
我说:“你不会就是……”
他说:“是的,先生,我就是他。”他说:“我不但得医治了,而且现在还得救了,伯兰罕牧师。”
73

哦,还有太多可以说的!仁慈、充满恩惠、宝贵的天父还能再多做什么来警告我们,纠正我们呢?他还能多做什么呢?你们爱他吗?你们尽心、尽性、尽意地爱他吗?现在我们低头一会儿,这里有多少罪人?请你举手,说:“神啊,求你今晚点燃我的灯;主啊,点亮我小小的蜡烛,让我至死都为基督燃烧。”说:“现在我选择走与主同受藐视的少数人的道路。”让我看到你们的手。罪人朋友,你愿意举手接受基督作你的救主吗?你愿意举手吗?在楼厅或后面的人?每晚我们都一遍一遍地梳理;或许今晚这里还有一、两个人,请举手,你愿意这样做吗,罪人?不管在哪里,请说:“我要领受圣灵。”记住,你要么拥有圣灵,要么接受兽的印记,只有这两类。我们明天晚上要讲到这点。刚才我只是稍微把它引出来,立一个大的根基,明晚才给它封顶。

74

你举手,说:“伯兰罕弟兄,我要圣灵。”神祝福你,年轻人;主祝福你,很好。孩子,愿神把你心所愿的赐给你。还有其他人要举手,说:“我想要接受基督。”神祝福你,女士,很好,那是一件非常勇敢的事。还有其他人举手,说:“我要接受基督,我要接受他。”楼上有吗?在后面角落里有,是的,先生,我看见你在那里举起了手,我亲爱的朋友。还有没有人说:“让我……”让我们看看,还有没有人说:“我要接受基督作我的救主;我要向他举手说,我……”

呐,记住,当你举起手,你又真是那个意思,这事就成了,永远解决了。神因你的话就接受你了。你心里真诚,举起手;看看会发生什么事。好的,楼上还有另一个人,神祝福你。是的,很好。只要举起手,看看有什么样的感觉临到你身上。如果你是罪人,就举起手。是的,女士,坐在这前面的年轻女士,神祝福你,亲爱的姐妹。还有别人吗?我还在等候;基督在等候。上面的那位,神祝福你。还有别人吗?后面的年轻人,神祝福你。神与你同在,小兄弟。神必定会这样做。“我要接受基督作我的救主。”在后面的,神祝福你。还有别人吗?“我要接受基督作我的救主。现在,在我所坐的这个位置,我确信,我需要基督。我知道我一直相信会有一个分别为圣的时候,那时神必将真正的教会分别出来。”他会的,神必接那教会回天家。此时神正在让她做好准备。你愿意藉着把你的心交给耶稣基督来跟他联合吗?只要继续留在教会里,不管你在哪里,只要继续在那里,但要把你的心交给他。请举手。
75

呐,各个宗派,彼此都差不多。不管在哪里,不管你在哪里团契,与一群你所爱的人团契,那没问题。如果你属于四方派,就不要换到神召会;如果你属于神召会,就不要换到四方派,只要留在原地,不管在哪里,要爱主。你是受洗归入基督的身体,所以,不管你属于什么组织,它都不能救你,它跟救恩毫无关系,那只是人们来团契的一个地方。真正的弟兄们都知道这个;我们都知道这个,我们知道这个。肯定的,我们知道。

76

在我们祷告前还有人要举手吗?神祝福你,亲爱的。还有人吗?举起你的手,说:“我基于所流的宝血,就是耶稣为我所做的……伯兰罕弟兄,我听了你今晚所讲的话,我相信你不会告诉我们任何错误的事。我确实相信你是神的仆人。基于这个信息—信心是从听道来的,听神的道……”我们明天晚上要非常甜美地进入到这里面,讲完圣灵的洗和兽的印记。你们愿意举手吗?说:“基于基督所流的宝血,我向他举手,说:’我要你现在作我的救主。’”在我们祷告前还有人吗?神祝福你,在后面的年轻女士,很好。神与你同在,我的姐妹。还有其他人吗?神祝福你,我坐在这里的姐妹,很好。还有其他人吗?在后面的,神祝福你,我的弟兄。这个就能带来生与死的差别。

77

呐,你们举了手的人,如果今晚是你在地上的最后一夜,会怎么样呢?如果从现在到天亮之前的某个时候,你刚好从睡眠中醒来,心跳停止了;静脉变凉了,手冰冷了;躺在枕头上快死了。医生离开房门,说:“不,这是心脏病发作,他完了。”瞧?什么也无法……你听见他那样说。但你若知道你已经举过手,那岂不很美妙吗?哦,多么甘甜!你会多高兴啊!如果你回家路上出了车祸,会怎么样呢?你躺在路旁,流着血,听见救护车开来,但你知道它来得太迟了。可是,你知道你向基督举了手,你说:“随它去吧,反正总有一个时候我得走。所以现在我准备好了,现在是走的时候了。”只要举手,现在就做出那个关键的决定,你愿意吗,我的弟兄,我的姐妹?请举手。

78

你会说:“伯兰罕弟兄,为什么你那样恳求会众呢?这又不是你的会堂;又不是你的教会。”我知道,邦廷弟兄,我的弟兄是这里的牧师。这个教会,这里的这个教堂属于神召会。在全世界五旬节派范围内,神召会是我的最大赞助者之一。那不是,但仍然……这一切,尽管我爱他们,这不是原因。我爱你们;我爱你们单个的人,我不希望你失丧。

我见过一个异象。希望我有时间跟你们讲这异象,是几个晚上前发生的事。我看见了荣耀里,看见了那些人;看见一个女人跑过来拥抱我。总之,我在女人的事上一直有点不客气。我看见那个女人,是我所见过的最漂亮的人;她称我是亲爱的弟兄。我问:“为什么她那样说呢?”
有声音说:“你带她归向基督时,她已经过了九十岁。”
我说:“神啊,要是我能回去,我肯定竭力劝说,乞求,恳求,我什么都愿意做。”
79

你愿不愿举手,说:“我接受基督作我的救主。”肯定的,如果神让我做我为他所做的事,那我肯定知道,我肯定会对如何接受他有一些认识。这里有不冷不热的教会成员吗?现在,大家都低着头。不冷不热的教会成员,你只是承认你认识基督,其实在内心里你并不认识,但你想要认识他;请你举手,教会成员。神祝福你,先生。还有别人吗?神祝福你,弟兄,神祝福你。

还有其他人吗?只是教会的成员,请说:“我想认识基督,我属于教会。我不能说这有什么不好,肯定的,我宁愿你属于某个教会,也不愿你一无所有地在外面的街上。”你继续上教会,但我想要请你来接受神的印。因为,如果你没有得到它,而圣经说只有两类人。等到明天晚上你就会看到,两类人,一类会接受兽的印记,另一类拥有神的印;就像伊甸园里的该隐和塞特也要面对这个一样。你愿意举手吗?在我们祷告前,还有多一个吗?神祝福你,女士。
80

我们的天父,今晚我见到许多手举了起来。他们大多数是罪人,他们想要罪得到赦免。两个人举了手,说他们只是教会成员,但还不认识你,还没有被印进神的国里。父啊,我把这些经文拿来,放在你的面前。你在你的道中说:“那听我话(主啊,按照我所知道的,我已经传讲了这道)、又信差我来者的,就有永生。”你那样说了,父啊,那绝对是你说的话。我再次求你纪念这些话。这些人已经听了这道,已经相信了那差你来的。你说:“他们现在就有(现在时,”现在有,“现在时)永生,不至于定罪,是已经出死入生了。”他们什么时候有的?当他们举手说他们信的时候就有了。主啊,你这样说了,我认领这些灵魂。

撒但,你再也不能拘禁他们了;他们现在是神的儿女。我把那道拿到你面前,你必须把手从他们的生命中拿开;他们现在属于神了;我为神而认领他们;我认领他们是基督在各各他爱的战利品。我挑战你来和我争辩,你没有任何合法的权势;你没有能力辖制他们;你从起初就没有,你只是在吓唬他们;你只是在吓唬。基督在各各他已经剥夺了你所有的一切,他剥夺了你曾拥有的一切权势;你只不过是纸老虎,我们从此称你是纸老虎。这些人现在是神的儿女了。
81

父啊,你说过:“到我这里来的,我总不丢弃他,”你应许了。我知道这是真的。你说你要赐他们永生,在末日叫他们复活。那时他们肯定要进入复活中,就像今晚他们坐在这教堂里一样肯定。父啊,我再求你一件事,求你用圣灵充满他们。主啊,求你应允;哦,求你用圣灵充满他们。不让,不让他们的魂得安宁,主啊;愿他们的枕头整晚都是硬的;愿他们觉得他们的床像石头一样,直到他们离开床,跪下说:“神啊,求你用圣灵充满我。”愿他们拿起圣经来读;愿你临到他们,向他们讲解这道;愿他们现在不得安宁。他们是你的儿女,时候已经近了。我祈求他们找到那藉着耶稣基督来的、出人意外的平安。

82

这些举了手的教会成员,父啊,我为他们感谢你。他们,他们已经承认了,进了教会,但他们意识到如果只是一个教会成员,就会被盖上记号,归入那类错误的女人。若你愿意,父啊,我们明天晚上要讲这点,向他们证明,那些人是如何被盖上印记,归到错误的新妇里。真正的新妇灯里有油。父啊,我祈求你今晚赐油在他们的灯里;愿那些教会成员今晚被圣灵充满。主啊,求你应允。我这样祈求,没有恶意,乃是作为他们的弟兄,因为知道错过天堂就是错过一切。比起那永生来说,这个短暂的生命又算得了什么呢?它只是融入到永无止境中,因为它本没有开始。父啊,我祈求你在末后的日子将他们拉入与你同在的永恒荣耀的国度。求你应允,他们是你的。我祷告并将他们交给你,奉基督的名。

83

呐,我们低着头时,我要请每个举了手的人站起来。我不打算叫你们上来这里;这里没有地方。但所有举了手的人,你对神真诚,就站起来,站一会儿。每个举了手的人,请站起来。每个地方,楼上的,每个地方的人,请站起来。耶稣说:“凡在人面前认我的,我在我父和圣天使面前也必认他。”

我要你们教会成员,特别是你们基督徒,周围看看,看他们是谁。我要你们握住他们的手,跟他们握手,站在那里,说:“神祝福你!欢迎你进入神的国,天路客,”就是这样,转过身对着某个人,跟他们握手,说:“欢迎你进入神的国。”很好,很好,好。神祝福你们!主与你们同在!太好了,很好。神祝福你们!现在请坐。非常非常的好。
84

现在,我要请你做一件事。务必找到某个牧师;如果你从未以基督徒的洗礼方式受洗,就去找某个牧师,到你所选择的教会,在水里受洗,进入那教会的团契。当你那么做了,然后就寻求圣灵的洗,直到你被圣灵充满。

在那晨光明媚河边,我会与你相见,
所有的悲哀都已消失;圣城的大门将敞开,
我会站在门边,漫长疲惫的今生已过去。
在清晨道一声你好,我会与你相见,
我们将在那河边坐下,欢喜快乐,与老朋友重逢。
清晨,藉着我的微笑,你必会认得我,
清晨,在四方圣城里,我与你们再相见。
85

父神啊,他们现在是你的,被印进神的国里,圣灵来眷顾他们。呐,我祈求,我必会与他们相见,在那晨光明媚的河边,所有的悲哀都已消散。父啊,那有多美啊!喜乐的铃声响起,众人的心都欢快地歌唱,那将是荣耀的时刻!他们是你的。现在,我祈求你以恩典来保守他们,直到那天清晨我们在河边相见,阿们!

86

现在,你们感觉好吗?这不让你们感觉很好吗?你说:“伯兰罕弟兄;”这些初信的人,现在刚进入了神的国,我要求父,看他会不会行一些事。我现在有权利求他;罪人已经来了。我相信我们蒙了神的恩惠,你们信吗?

底下有多少病人,请举手,生病的和有需要的。好的,我要转过身去,向你们显明我们是在末世了。多少人记得我们讲过的内容,主的天使如何临到;神降下来,住在人的肉身中,吃牛肉,就像一个普通的人那样谈话。然而就在所多玛焚烧之前,神以人的肉身显现。耶稣说,人子降临的时候,同样的迹象也要发生。我们相信这个吗?我们讲过这些内容,将主所行的事显明了出来。
87

呐,这里没有一个人是我认识的。我相信,几个星期前我跟坐在这里的这个年轻人一起打过猎。你是不是我好朋友的某个亲戚?是吗?你是诺曼弟兄的妹夫,我相信是的,对吗?好的。那是唯一的一个,还有坐在这里的史密斯弟兄和姐妹、吉恩弟兄,我所认识的人就这些。我要转过身去,哦,还有阿普肖姐妹,神祝福你的心,阿普肖姐妹。哦,我多么爱威利·阿普肖弟兄。考普弟兄,你们那天晚上的聚会,当时我朝那里看,看见……我正想讲话,看见他,他从那辆四轮拖车上掉下来,后背受了伤,我还看见,医生对他束手无策;我一生从未听说过他,但那就是他,威利·阿普肖。我说:“怎么……”厄恩走向他,说:“那人怎么啦?”

我说:“他竞选过一次总统,如果不是他坚定地反对威士忌和那些错误的事,他本来会赢得选举;民主党就会选他,但他站稳他的立场。”我说:“这些年来,六十六年了,你一直拄着拐杖,坐轮椅。但现在神让他离开了拐杖和轮椅,”何等甘甜!当我去到彼岸时,我必看见一个年轻、相貌英俊的男子走下来,说:“你记得我吗,伯兰罕弟兄?我是阿普肖弟兄。”看到他的爱人在那里,他们都在一起。阿普肖姐妹,我记得那天晚上,当你看见他站了起来,跑到台上,八十来岁了,竟然弯腰用手摸自己的脚趾头,你大哭了起来。哦,神真能行大事!
88

好的,主的天使背过身去。呐,现在我希望你们都明白这点。我不是主的天使,我是威廉·伯兰罕,瞧?我是你们的弟兄;但当时神住在他为自己创造的人类肉身中,然后又消失了,你们相信这个吗?呐,你们相信那是神吗?圣经说那是神,亚伯拉罕说那是。那是什么?是末后日子的一个迹象。呐,记住,当他在主耶稣的日子来到时,他,神住在耶稣里,你们不相信这个吗?那是童女所生的身体,是从神自己来的种子。在那个血细胞里,当它在各各他为我们的罪而破裂时,它就使教会成圣了,这样,圣灵就能住在教会里,把神的工作继续下去。“你们得着能力后,就要作我的见证,”是的。

89

呐,如果这个,如果我讲了真理,那就让圣灵今晚向你们说话。我要背过身去,你们祷告;看它是不是同样的圣灵。呐,他怎样与我同工,也必同样与你们同工。你们这里的一些弟兄、传道人等也去为底下会众中的那些人祷告。各位传道人,我们还有时间。天父知道我做这事,不是为别的目的,乃是让我所传讲的道今日向教会显明,即:五旬节派教会已经远离了神。它必须回归;这是老底嘉时代。

神啊,如果我对任何人说了伤害的话,不是你吩咐我说的,求你赦免我,主啊,但是我只是照你所赐给我的去说。所以父啊,我祈求你印证你的道。我传讲了你,主啊,现在求你来说我传讲了真理。我把这事交托给你,奉主耶稣的名。
底下坐着几百个人,有许多人病了。我不认识他们中任何一个人,但你认识。我祈求你应验你的道。当你来到地上时,你说你这样做,乃是叫经文应验,就是先知以赛亚所说的弥赛亚要成就的事。现在,父啊,愿这话再次应验,因为你应许了。这是你允许这事成就的原因,奉基督的名,阿们!
90

呐,有许多人在祷告。如果我能……如果有人,就像那个妇人,能触到耶稣的衣裳。是的,此时在我面前出现了一个异象,刚好是一个妇人;她坐在,从我现在所站的方向,应该是在我的右边,在这边。她患有胆囊炎,她还有心脏病。我背着身子,如果我叫出她的名字,可能她就会明白。汉森太太,请站起来接受你的医治。

呐,我一点没有朝四处看;呐,你相信吗?只要有信心,这女士在哪里?她在这边后面的某个地方。是在那里吗?女士,那些事是真的吗?我们彼此是陌生的吗?如果是,请这样挥挥手。都是真的吗,是吗?那么,当所多玛被焚烧的时刻临近时,那位坐在所多玛和蛾摩拉,赐给亚伯拉罕一个迹象的神的天使,今晚也在这里。这只是一个恩赐,让我可以放下自己。
91

我看见他在另一个人的头上。我希望,呐,不要让我留太久了。我正在注视一个异象,一个妇人坐在这里祷告。她有糖尿病;芬奇小姐,你相信神会使你痊愈吗?如果你信,请站起来,举起手。我不认识你,对吗?如果说得对,请挥挥手。那是你的病吗?什么?好的。你摸到了什么,不是吗?什么?你没有摸到我,是吗?你摸到了,你摸到了神。神祝福你!

92

正在揉鼻子的年轻人,你是怎么想的?你也需要神,你信吗?神会向我描述你的毛病是什么。我猜你没有祷告卡,不,没有,对了;我们没有发祷告卡。你相信我是主的先知吗?哦,我是指主的仆人。原谅我那样说,我不是先知,我只是主的仆人。你被神经紧张困扰,太紧张了,你无法使自己安静下来,对不对?如果说得对,请举起手。你相信我所说的话会成就吗?你信吗?你愿意把我当作主的先知来顺从吗?那么,我奉耶稣基督的名除掉你身上的神经紧张。连提也不要再提它了;回去吧,你好了。我们的主不是说过吗?“你若对这座山说:’挪开,’你若能信……”

93

那个坐在后面的男人正看着我。他想走到这里来,他要我为他按手,是的。你只要在你所坐的地方相信,那个动脉硬化就必离开你,你会信吗?就是坐在后面的那位,头发有点白,戴着眼镜,正坐在那后面看着我。只要你全心地相信,不要疑惑,你相信吗?

94

看,从那个人头上旋转离开了,他错过了。那位揉着眼睛,转过去看,戴了个小……是的。坐在这里的女士,它就在你头上,你有心脏病,坐在那里。你相信神会使你在那里得痊愈吗?是的,好的。你得了医治,它是你的了。好的,神祝福你!

95

要警觉!随时准备捕捉到它。你是个非常可爱的人,有很多的信心,你跟神有很好的关系。我不认识你,但你相信神会医治你的心脏病吗?你的腿也有毛病,不是吗,你的下肢?哦,你有一个未得救的女儿,你正在为她祷告,是的。你不是从本地来的,你是从北好莱坞来的。你知道我现在是在讲谁吗?你要我叫出你的名字吗?比尔德小姐,请站起来接受它,奉耶稣基督的名。

你们信吗?那是什么,朋友们?那些事是真的吗,女士?如果是,请挥挥手。瞧,是对的,瞧?现在你们相信吗?我一生从未见过这妇人。瞧,整个教堂……呐,他们,他们来推推我,瞧?我知道该停了。你知道,他们注意我,看到我太累了。
96

现在让我告诉你,我的朋友;我告诉你们的是真理。神已经印证我告诉你们的是真理。那传讲这同样的道、说出这些事的神的恩膏,也是那宣告神在这里、行同样事的恩膏,你们全心地相信吗?你们有多少人想要领受圣灵,请举手,说:“我想要领受圣灵。”牧师告诉我说,那下面有一个房间专门让人进去接受祷告。为什么你不领受呢?下去那里,去领受圣灵吧!让我们都一齐起立,让我们举起手,将赞美归给神,每个人以自己的方式。只要相信!

天父,我为这一切大能的事,你所行的一切事,将赞美和荣耀归给你。你是绝无错谬的神;你是那位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你永不失败。
现在,你们互相按手在对方身上;互相按手,得到医治,领受圣灵。现在,为那个人祷告,互相祷告。在楼上的,在上面的,请你们互相按手;互相祷告,愿你们能领受圣灵。只要你们不疑惑,神必将圣灵的洗赐给你们每个人,医治每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