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0215 大卫的子孙啊,可怜我

1

今晚在神面前纪念……我们的天父,我们很高兴你应允祷告。在多年之后,我很高兴能够看到,遇见这些在46年和47年见过的人们,当时他们就要死于癌症,瘫坐在椅子上,瞎眼不能看见,仍然得到了医治。他们在这里握着我的手,说:“伯兰罕弟兄,我是瘸腿的;我是瞎眼的;我是患有癌症已经被放弃的,我没有哪一天是不生病的。”哦,主啊,我们知道,对他们来说,那只能是你的恩典。我们为此而非常高兴,神啊,我们祈求今天受苦的其他人会记住你是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都是一样的。

我们祈求,今晚你来祝福我们,我们要围绕着这书写的道进行交通,让神的荣耀可以进到我们中间。我们很高兴听到昨晚聚会的果效,人们领受了圣灵并得救了。哦,主啊,我们真为这些事情而感谢你。现在我们祈求你在剩下的聚会中祝福我们,我们等候你。我们奉耶稣的名求。阿们。
2

能对像这样一群美好的会众讲道,这真是一种荣幸,当像这样的事发生时,这很容易使得你去相信神。呐,我已经讲了几个晚上的道,只传讲这福音,因为我相信,如果一个人得了医治,如果他们还能活很长的时间,他们也许还会再生病。但如果你得救了,那将是永恒的,你就有了永生。在这傍晚的光中,已经很迟了,我感觉到有一件大事是我们所有的人都需要的。那就是救恩。

神的医治只不过是……就好像博斯沃思弟兄过去常说的,神的医治就是你放在鱼钩上的鱼饵。鱼看不到鱼钩。它只要咬到鱼饵,就咬到了鱼钩。所以就是那样的。人们看到了超自然,超自然的现象,神医治病人。然后,他们伸出手去,首先你知道的是,首先你知道的,他们就进到了主耶稣的膀臂中,有极大的信心去相信。然后,他们就成为了基督徒,有了永生。呐,我们救主的事工的绝大部分,大约有百分之八十或更多,我相信,据估计,大约他事工的百分之八十都是神的医治。他之所以那样做是为要吸引多数人的眼球,也表明他就是他们的弥赛亚。他向他们显明了弥赛亚的迹象,说他就是弥赛亚。
呐,昨晚,我相信阿甘布莱特弟兄问过会众,有多少人愿意继续有讲道聚会,有多少人想要继续举行医治聚会的。我相信,哦,只有很少一部分人愿意有医治聚会。然而,如果我们对神敞开我们的心,神随时都会那样做的。瞧?我们就会看到像那样的事了。
3

今晚我有点累。我已经……你知道,我在任何地方都是一天举行一到三场聚会。所以,当我到达这里时,我几乎快筋疲力尽了,都无法开始了。我今天下午在毗斯迦山教会,或说是毗斯迦山之家教会,无论是哪个名字,我告诉你们;我们度过了一段荣耀的时光。我发现在那个教会里,有一些阿苏萨街的老前辈在敬拜,是古老的阿苏萨街。我看到那些年长的女人和男人坐在那里。我真想在那里张开我的双臂,拥抱他们,你知道。他们看起来很甜美。

我想,一个真正的年轻孩子,或一个老年人,你知道……第二次他们看起来是很无助的,我真的……我喜欢跟一个年轻人一起,把他们带到正确的道路上,然后去到年长的人那里,找出他们度过了多少坎坷,他是如何越过去的,然后我就知道当我碰到那些事时,该如何越过去了。但我喜欢年轻人和老人,也喜欢中年人。我喜欢每一个人。我可以从内心中这样说。如果今晚我知道我有一个仇敌……我也许有。我可能有。但如果我有,我不知道那人是谁。如果是那样的话,我肯定不会上来讲道,直到我先去把事情纠正了,要看看我是否能把那事情更正过来,因为我们不应当有任何事情去反对任何人,或者如果我们能做什么事,就不要让任何人在任何事情上反对我们。瞧?现在如果……圣经没有说,“如果你与任何一个弟兄为敌,”而是“如果有任何弟兄与你为敌,”你应当去到他那里(瞧?),如果他有那种苗头的话。那样,哦,我们就会生活得很平安的。
4

高德弟兄在这里,一个宝贵的小伙子,有时候,有人说:“伯兰罕弟兄,你聚会的成功秘诀是什么?”当然,那就是基督。“你怎么能那样坚持,夜复一夜地举行聚会呢?”我的那些小伙子们,跟我在一起的那些人。这里的这个小伙子,有时候一连几日都顾不上吃东西,无法睡觉,哭求神来帮助我。呐,神无法拒绝这个的。瞧?我在家的妻子,我的孩子们,我所爱的人,我的朋友们,都在禁食祷告。那就是成功秘诀。

瞧,我们每一个人……不是我们所有人都能讲道,我们中的一些人什么事情都不能做。但我们都能做一件事,那就会提供帮助的。你瞧?就好像这里的这块手表。它有一个指针来告诉时间。呐,我不知道有多少次在里面的那个小东西在来回转动,报告时间。指针会报告的。但如果那个小齿轮不来回像那样转动,这里就不会有任何指针来报告时间。瞧?我不知道那齿轮在哪里。如果没有一个发条,来卷起那个小零件,哦,指针就不会来回摆动的。瞧?一切都要协调运行。所有的教会都必须祷告,所有的信徒都必须祷告,执事和理事,牧师;然后我们所有的人才能像一个整体一样,进入到神的同在中。
5

瞧,呐,比方说,那架钢琴会发出声音。我怎么知道的呢?我怎么知道钢琴会发出声音呢?哦,我相信它会的。那是我的信心。呐,你怎么做才能在那架钢琴上发出声音呢?我的指头必须要碰到它。好的。呐,首先,我的头,我的思想,必须要想到那个,我的心必须要告诉我应不应当那样做。那就是靠着信心。呐,比方说,我的手指,是很棒的。我的眼睛,有先知的视野,能看见。哦,呐,如果我只是坐在那里看着那架钢琴,说:“哦,钢琴会弹奏的,”哦,那不会管用的。呐,瞧,我必须要使……我的脚必须要工作。呐,如果我的脚说:“哦,我不是眼睛,所以我不会做任何事的。”哦,我的脚说:“我要把你带到那里去。”好的,我们就到了这里。瞧?我的脚把我带上来。呐,我在这里,我到了这里。哦,我的眼睛仍然看着,但那碰不到琴键。脚说:“哦,我碰不到琴键,但需要手去做。”瞧?瞧,如果鼻子说:“我会做的,那也不会管用。”眼睛说:“我要去碰琴键,”那也不会管用。瞧?必须要我的手指。所以,一切都协同工作[伯兰罕弟兄用手指在钢琴上弹了个音符—编者注。],我就能弹了。瞧?就是这样。

6

呐,信心是什么?对于人的身体来说,有多少种感官?五种:看,尝,摸,闻,听。对吗?哦,呐,信心是所望之事的实底,是你不能看,尝,摸,闻,听之事的确据。对吗?信心是第六种感官。如果我还有一个周时间,我会传讲这些事的,第六感,或者是应当举行一场医治聚会。呐,那只是……我可以……

博德斯弟兄,请过来这里。呐,让我给你们演示。你曾听到人们说,“看见就是相信。”吗,有多少人曾这样听说过呢?哦,你听说过,“我是密苏里。你知道,你要指给我看。”呐,这里有一个人站在我面前。他长着棕色头发,穿着一件看起来是棕色的外套,穿着白衬衫,打着棕色领带。有多少人相信这些?瞧?哦,我有一种感官宣告他就在那里。那就是我的视力。呐,请你往后站一下。好的。现在,我视觉的感官不可能说他在这里,但是我知道他现在就在这里,就好像我知道我现在正在看着他一样。为什么?我不能看到他。你想要跟我争论,他不在这里吗?
7

呐,你说:“你也许是让巴恩坦弟兄站起来的。”哦,不,不。那不是巴恩坦弟兄,是罗伊弟兄,罗伊•博德斯弟兄。

“你怎么知道是罗伊弟兄呢?你只是握住了一个人的手。”你不能糊弄我。他身上戴着一条非常宽的婚礼绶带(瞧?),我知道那是他。瞧?所以我知道那是……呐,我看不到他,但我知道他就在那里,就好像我正在看着他一样。所以看见并不是相信,对吗?呐,啊哈,不是这次。肯定不是,因为感觉就是相信。对吗?
哦。瞧,什么是……谢谢你。信心是什么?信心是所望之事的实底,是你不能看,尝,摸,闻,听之事的确据。瞧?是的。你说:“那个衬衫是白的。”
哦,如果我告诉你,“那个衬衫是红的。”那会怎样呢?
你会说:“等一下,伯兰罕弟兄,那个衬衫是白的。”
哦,我会说:“不,是红的。”哦,呐,唯一的方式……那可能是红色的吗?是的。如果你是色盲,那可能是红色的。瞧?所以,看见也不是相信。瞧?
8

但你的信心……当信心是确实的时,你就不会变得盲目了。就好比如果你置身于一场庭审中,在一场庭审中。当时你从窗户里往外看,看到一场车祸,他们将很难得到你的证词,因为你也许产生了一个幻觉。你从未那样看到它。瞧?有时候,你认为你是完全正确的。你曾去到路上,在路上看到过海市蜃楼吗?看起来完全就好像是在水中。不久前,我在报纸上读到过,一群鸭子以为那是水,必定是借着它们的眼睛看到了,就跑到了路上。那杀死了所有的鸭子(瞧?),因为那是个海市蜃楼。

很多时候,人们看到一个海市蜃楼,它们想:“哦,那就是了,”蜂拥而上,就杀死了它们。瞧?看到那些在沙漠里的人,他们在那里开矿。他们的水用光了,他们的水壶丢了,他们没有水。他们开始看到海市蜃楼,以为那就是水,他们就跑过去,仆倒在地,开始撒他们所认为的水在身上。那是什么?满是滚烫的沙子。那是魔鬼行事的方式。有时候,他给你看的是一个错误的海市蜃楼。你认为那是伟大的东西,但当你去到那里时,你就会发现你自己只是堆满了滚烫的沙子,罪在你身上越积越多。瞧,不要去追求魔鬼的海市蜃楼;愿你的信心锚定在神的道中。像那样持守住神的道(瞧?)。必须要推出去。瞧?
9

那个第六感会反对其它的五种感官。只要那五种感官跟第六种一致,我们就可以去执行。但人们不是被赐予了五种感官来借此生活的;他让那五种感官引领着他。但他被赐予,倾向于,生来就是要被那个第六感官引领的。那就是神赐予他第六感官的原因。那是神的地方,他在心中引领着我们。所以我们是被第六感官所引领的,如果我们让他引领的话。呐,如果第六感官说这道是错的,那么你就不是在第六感官里。瞧?那是五种感官。但第六感会相信这五种感官所没有宣告的东西。这可能有点复杂,但这是真实的(瞧?),第六感才是用来引领我们的。

10

刚才我在外面,为一个已经躺在那里死了四天,在等候代祷的一个亲爱的老妇人祷告。我告诉你,那样的一件事,让我感觉好像我应该把这聚会改成一场医治聚会了,看到神的圣灵像那样在运行。那个可怜的老妇人,我抓住了她的手,我看到了是什么地方出问题了。哦,那个……

11

你读的是什么经文?路加福音,好的。啊哈。好的。呐,我想要从中抽取一个主题,若主愿意。呐,如果神愿意,明天晚上,我答应,我想要传讲“神的印。”你们都喜欢像那样的教导功课吗?“神的印,”然后接下来的晚上讲“兽的印记”。今晚,我想要从这经文中抽取一个主题,取一个题目,从他所读的经文中,就是路加福音第18章。他是从第35节一直读到第43节的。

呐,我想要从第38节抽取一个主题。“大卫的子孙,可怜我。”今晚让我们把它当作一出小戏剧来讲。我的喉咙有一些累,让我们把它当作一出小戏剧,来讲一会儿。
12

我们的开场白从一个凉爽的春天的早上开始,是在城墙那里,在耶利哥倒塌的旧城墙那里。在那里有一个人坐着,我们都知道是一个被称为瞎子巴底买的乞丐,是巴底买。这两个发音中,有一个是正确的。在那个时代,在那里有很多乞丐。整个晚上,他都翻来覆去,无法入睡。我们中的很多人都知道那种夜晚是怎样的,一点都睡不着。他从床上的一边滚到另一边,这个可怜的老人根本没休息过。他起床晚了,所以他去到他的位置上也迟了。因此,如果他们不能早早地去到那里,那些商人们等等,过来……那里有很多乞丐以及无药可救的人,就好像瞎眼的,长大麻风的,瘸子,等等,和那些穷困潦倒的人。遇到的第一个乞丐,他们都会给他一个便士,然后就结束了。他们一天只会给那么多。

他去到他的位置上迟了。让我们说那是大约早上八点钟,他本应该在大约六点就去到那里的。但他晚到的原因是因为他没有好好睡觉。整个晚上,他都翻来覆去,无法入睡。他整晚上都在做梦,他又能看见了。他梦到他又恢复了视力。他醒过来,然后又倒头睡下了。
你们知道,我相信神很多次都在梦中警告过我们。你们不这样认为吗?他总是那样的,他应许说在这末世,他会显出异象,让他们做梦。让我们来思想巴底买,他梦到他能够,他恢复了他的视力,又能看见了。
13

那天早上,当他去到那里时,他迟到了,所有的商人都已经进到城中去了,那是个伟大的商业之城。但所有的商人都进城了,很早就去到了市场中,为要出售他们的商品等等。也许他不得不对付这一无所获的一天了。也许那天他无法要到他的那个便士,没饭吃了。我能想象到,我们很多次都描绘过他:他身上穿着像那样破烂的旧大衣,他胳膊都起了皱皮,脸上满是大胡须,都花白了,从路上摸索过来,竭力要去到他站在那里祷告的那个地方。每一个人都有他们自己乞讨的地盘。

那是一件悲惨的事。我曾到过印度,看到他们在那里……在印度有四亿七千万人口;真诚地说,我几乎可以说有四亿人是乞丐了。你……到处都是乞丐,乞丐,乞丐。他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岗位和地盘,他们玩某种的小把戏,为要吸引游客的注意,非常悲惨的情形。
14

然后我们发现他坐在那里。经过了一个糟糕的夜晚,哦,他发现那里已经没有人了,所以他想,也许他可以坐在一块石头上。你们都知道,在约书亚进城的那日,城墙倒塌了,大石头都滚到了一边。所以他必定是摸索着路,走到北门边,靠在石头上,面向耶路撒冷。他坐在那里的阳光下。他在想:“哦,现在春天到了,我相信我正坐在这暖洋洋的阳光下。今早我有点冷,我的衣服太薄了,我只能在这温暖的阳光里坐一会儿,也许可能有某个迟来的人,让我可以得到我的便士。如果我要不到,我的家人今天就得挨饿了。”

当他坐在那里时,他开始想他的梦。“昨天晚上,我梦到我能看见了。哦,天空看起来多么漂亮。群山又开始百花盛开。”然后他的思想开始回到他还是个小孩子的时候,那时他就住在靠近约旦河堤岸的地方,在早春时节,在那一带,哦,通常长满了大的金凤花和各种小花。还是个小孩子的他常常跑到山上,坐下来摘下那些花,早上就躺在那里,想着天空是何等美丽,在春天时分,大片的白云飘过,那些绿草会长出来,天空是多么蓝,约旦河正处于涨水期,雪水从犹大山上流下来,百花盛开。
15

然后他就会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就好像我们所有人都会听到的,一位母亲的甜蜜的声音在呼喊:“巴底买,我的小宝贝,你的午饭准备好了。”然后,当时他的父亲在某处的田野中干活,当巴底买走进家门,那个犹太母亲会站在台阶上等候他,把他抱在臂弯中,拥抱他,让他坐下吃他的午餐。然后在他吃完饭之后,把他带到外面的门廊上。他过去常坐在外面的门廊上,他的妈妈会搂着他,让他睡一会儿午觉。她会把他的头发梳理到眼睛后面,他就会抬头看着妈妈那双美丽,柔和的大眼睛,她会亲着他的小脸颊,说:“哦,巴底买,我多么感谢耶和华神赐给我一个像你这样的好孩子。你知道,巴底买,当你一生下来时,我就把你奉献给了耶和华。我一直都相信耶和华在某一天会使用你的,巴底买,神会为了自己的荣耀而使用你的。”然后他想:“我现在就瞎着眼坐在这里,离我以前玩耍,看东西的地方不到一英里远。耶和华怎么能使用我呢?我是瞎眼的。我没有盼望了。”

16

但我们不是一直都知道的,你知道。神以神秘的方式运行他的神迹。如果我们把什么东西交托给神并相信,比如我们的孩子等等,那就让我们相信神会应允那个祷告的。那天,在我离开家要出来之前,电话一直在响,母亲们和她们的孩子们在说:“我为他们祷告了。”

我说:“呐,只要把他们交托给神。那就是你必须要做的。不要把你的手再放在上面了。让神来做。”如果你要做什么事,神就会后退,让你继续去做,直到你结束了。但当你把事情交托给神,让他做的话,那他就会做的。你只需要信靠他。你只要退后,不用做事,只要相信。如果你相信神会做的话,那就是义人数算恩典的时候了。
17

然后他说,毫无疑问,在他的心中,他记得他的母亲过去给他读过圣经故事。你知道做妈妈的,应当有时间给她们的孩子读圣经故事。现在,不再是这样了。她们会坐进新车里,跑出去参加妇人牌局,等等。过去的母亲会出去泉源边打水,在外面把水烧开。我记得我妈妈有一个大的铁皮壶,她在外面洗衣服,她要比现在的妈妈有更多时间,现在他们只是打开按钮,像那样,洗她们的衣服,盘子等等,只要打开一个按钮。但我不认为我们现代的方便把我们带到了什么地方。那只是使我们出奇的懒惰,用心脏病等等把我们杀死了。

苏珊•卫斯理有十七个孩子。在几百年之前,她带着十七个孩子,还能从她繁忙的日程每天抽出两到三个小时,来读这福音并为孩子们祷告。发生了什么事?她有一个约翰和一个查理,把世界都给翻了过来。苏珊•卫斯理,不久前,我站在她的坟墓边,把我的手按在那块石头上。我说:“神啊,求你赐给美国一些像这样的母亲。”是的。她培养出了一个查理和一个约翰•卫斯理。查理给了这个世界一些最好的福音歌曲。约翰,哦,他完全就像是一根从火中抽出来的燃烧的柴。是的。他真是一个属神的伟人。
18

呐,但今天的母亲们拥有现代的这一切便利,不是为她的孩子读圣经,而是会打开电视机,让他们去看那些甚至都不适合孩子去看的东西。呐,是那样的。是的。另外,我们会给他们那些漫画书。那些故事书就连一些黑店都不会出售的,是应当被用来烧火,或烧掉的。然而我们把所有的那些东西都挂在了我们孩子的脖子上。哦,美国人……我敢跟你打赌,几乎美国的每一个男孩都能告诉你,大卫•克罗基特是谁。但我能想象,甚至都不到三分之一的孩子能告诉你耶稣基督是谁。是的。哦,隆恩•阮哥,或像那样的人,或某个影星,他们都知道,因为那就摆在他们面前。圣经却成了被弃绝的书。当传道人来到时,他们才会翻出来,抖掉灰尘,然后像那样摆出来。从未读过圣经。今天我们所需要的是,某个老式的好母亲去把他们的孩子们带回来,祷告。那是我认为的最能医治青少年犯罪的良方(是的。),就是那些真诚良善的老母亲们。

19

我听到他们谈论肯塔基老妈妈们的无知,就是住在我们所来自的那个地区的。呐,她们也许是……也许他们连右手和左手都分不清。但你让他们的女儿在某一个晚上回到家,她们的头发都散乱在外面,她的衣服都被脱光了,唇膏涂满在了她脸上,像那样,让某个喝的半醉,脸色蜡黄的烟鬼白天把她的女儿带出去鬼混;我告诉你,她会三个月下不来床的。现在我就可以对你们保证那个。是的,先生。你谈论无知……我们需要更多那样的妈妈。是的,先生。是的,先生。她会让她们受到教训的。

在我们的家里,我们有十诫。它们就被挂在门上。在山胡桃木的末端,十诫都刻在上面。我告诉你们,我们的教育把那个丢掉了。是的。我能看到我爸爸伸出手去,说:“威廉……”
我就会说:“哦。”我就知道什么要临到了。但我很高兴他那样做。是的。
20

巴底买会想到他宝贵的母亲,她常常会给他讲那些圣经故事,主是怎么行事的。她说:“巴底买,你知道,我们犹太人,借着神的拣选……神拣选了我们成为他的子民,因为我们爱他,服侍他。巴底买,你也许有一天会成为一个伟大的人。我期望你能成为以色列的王。我想要你……”每一个妈妈的期盼都是要让她的孩子成为某个伟大的人,那就是母亲的心愿。她说:“我已经祷告过了。当我知道你要生在这个世上时,当神把你放在我的心中,哦,我就把你的小生命献给了神。你知道,我想要你服侍这位伟大的神。巴底买,我要告诉你他是何等伟大,你知道,我们是从埃及出来的。我们曾是奴隶,是神把我们从埃及带了出来,”他怎样分开了红海,借着从天而降的吗哪喂养了以色列民,吹来了肉,鹌鹑给他们,从沙漠的磐石中给他们水喝,他行了所有的那些伟大的事情。哦,他亮闪闪的双眼会……他会说:“哦,妈妈,这位伟大的耶和华依然活着吗?”

“哦,是的,亲爱的。他跟过去完全是一样的。他仍然是耶和华。”
21

他过去很喜爱那个故事,就是告诉关于以色列子民如何……说:“就在那条约旦河那里,有一天,大能的约书亚带着以色列子民一起度过了那河。就在我们从那里买杂货的那个城市那里,就是耶利哥,约书亚在那里过了河,那位大能的勇士,神的仆人。摩西站在山顶上,眺望河中翻滚的波涛,那些不信的人想:’这是一个大好时光。我们很安全。神真是个差劲的工程师,选了一年的这个时候过河。’”但神有时候就选那个最糟糕的时候,为要证明他就是神。是的,先生。看起来好像他应该在河水……当河水很浅时,把他们带过去。不,不是那样的。他只是想要向你证明他是神。他喜欢彰显他的荣耀。哦,我真是喜爱这点。我真是喜爱这个,可以看到并明白他就是神。

22

那时,小巴底买最喜欢的一个故事是书念妇人的故事,因为故事里也有一个小男孩,你知道。在故事中的那个小男孩……他妈妈讲过那个大能的先知以利亚,神怎样使他成为了一个大能的先知。他生活在外面的旷野中,没有多少衣服,他用一块皮子裹在身上,然而他是一个属神的大能的人。他生活在神的恩膏之下。

他经过了某一座城市,在那里有一个书念妇人。她是个好心妇人,她也爱神。尽管她是个外邦人,但她爱神。我可以这样说,也许她对巴底买说过,“你知道,巴底买,我们都是被神所拣选的。但有一天,有一位伟大的弥赛亚会出现。当他来……当他来到时,他将会成为能呼召所有族类的那位,因为这个书念妇人……对所有那些有爱心的人来说,神是可爱的。他来是要帮助那些想要得到帮助的人。”
23

“巴底买,这个伟大的妇人,她看到这个圣人经过那座城。她就想要向他表达关心,因为她爱神,她知道这是他的仆人,她想要帮助他,为他做一些事。所以,她看到他来了,她就会出去,带他进家门,跟他们呆在一起。也许她的丈夫是个有钱人。一天,她对她的丈夫说:’你知道,亲爱的,这个伟大的神人经过这里,他要上去到一个山洞里,他就生活在那里,是在卡梅尔山上。所以当他经过这里时,我相信如果我们为他盖一间小房子,就在我们家的角落里,那将会是很好的。我相信,如果我们那样做,那将会是非常好的,因为我们两个人都相信神,他是神,那是神的代表。现在神在这世上的最高秩序就是他的代表。’所以她的丈夫说:’我想那是很好的。’所以他们就在那里盖了那个小房子。”

24

“有一天,以利亚和他的仆人基哈西经过,他们看到了那所建起来的小房子,就走了进去。他们在那里面放了一张小床,一个小凳子和一些水等等。于是先知说:’去问问这个书念妇人,我能为她做什么。她对我们是如此良善;也许我们可以偿还这种良善。也许她想要我去对这个王说话,也许她想要我去对大首领或别的人说。’但你知道,巴底买,那个妇人,她没有求任何东西。但当基哈西回来,他说:’我告诉你,以利亚,伟大神的仆人,这个妇人是不生育的。她没有孩子。她从未有过任何孩子。’”说:“巴底买,你知道任何母亲都想要一个像你一样甜美的小男孩。瞧?这就是耶和华对我如此良善的原因,就是赐给了我一个像你这样的孩子。那个可怜的妈妈也想要一个像你一样的男孩。所以以利亚说:’去,告诉她来站在我面前。’哦,毫无疑问,以利亚得到了一个异象,要怎么做。后来,当那个妇人进来时,他说:’照着生命的时间,你会生一个孩子的。’她就出去了。巴底买,你知道怎样吗?那个妈妈就得到了一个甜美的小男孩,一个外邦的小男孩,就好像你是一个犹太小男孩一样。那位母亲何等爱那个小男孩。她必定认为他是个甜美的小家伙。”

25

“当他长到大约十一岁大时,有一天他跟他的爸爸去到野外的地中收庄稼。我相信他必定是中暑了,因为他开始说:’我的头,我的头。’他病得越来越重。所以父亲和雇工们都一起忙碌,他让一个仆人抱着这个小孩子,把他放在了他母亲的腿上。她让孩子躺在腿上,直到大约中午时分,孩子完全没有了气息,那个可怜的小孩子死了。呐,但是巴底买,现在我想要你注意这个外邦女人,她是怎么做的。她把孩子抱进去,把他放在了先知的床上。”

呐,那是一个奇妙的启示。瞧?她没有把孩子抱到孩子自己的床上,也没有把他抱在她的床上,或他父亲的床上。她把孩子放在先知的床上,就是先知睡觉的房间。
26

“然后她对她丈夫说:’你备上骡子,你走在我前头,’她告诉仆人,不要停下。如果有什么人跟你打招呼,不要跟他们招呼,你只管一直去到在迦密山上的神人那里。”

“呐,她丈夫说:’现在不是月朔,也不是安息日,所以神人是不在那里的。’”
“她说:’一切都平安无事。’”我喜欢这话,当你真正地抓住信心时,就持守住它。对你们所有的小巴底买来说,这是一个很好的功课。瞧。“然后,说:’去吧。不要因为社交闲谈等等而停下。只要往前走。继续往前走。不要停下,直到我让你停。’当然,当他靠近迦密山时,当先知……”
你知道,神不是把任何事情都启示给先知们的。我们都知道这点。他只把他想要他的先知们知道的事情启示给他们。
27

“当仆人靠近山时,以利亚走出来,也许他老迈了,视力有些模糊不清。他举起他的手来,说:’书念的妇人来了,她看起来好像很难过。但神向我隐藏了这事。’所以他对基哈西说:’去叫她过来。’她急匆匆地跑进来。当她去到那里时,他问:’你一切都平安吗?你的丈夫平安吗?你的孩子平安吗?’”

“注意那个妇人所说的话。’一切都平安。’”阿们。瞧,她知道神在他的先知里面。是的。她知道那是在那个时代神的最高秩序。我相信那也是马大得到灵感的地方。她必定是读了这个故事。当她的兄弟拉撒路死了,她知道如果神在那个先知里面,神也肯定在他的儿子里面。是的。所以她去到耶稣面前,说:“主啊,如果你在这里,我的兄弟必不会死。就是现在,你无论向神求什么,神也会赐给你的。”我喜欢这点。我喜欢这个。瞧,那打动了耶稣。瞧,“现在无论你向神求什么,神必定会赐给你的。”
28

坐在这里的这个小男孩,脚都快烂掉了,另一个小伙子也坐在这里,我看到昨晚他们两个人都喊叫了。也许是五旬节派的小伙子们,必定有神在他们心里。你说:“伯兰罕弟兄,我也许再也不能走路了。医生说我不能走了。”这个在这里的人患有心脏病,这个人患有别的什么病,无论你是什么病,说:“哦,耶稣说我不会好了。我再也不能康复了。我患有癌症,我长有肿瘤。我患有这病那病。”

“但就是现在,主啊,无论你向父求什么,他也必定会赐给你的。”就是那样的。“就是现在,无论你向父求什么,神也必定会赐给你的。”马大必定是从那里看到那个故事的。
29

那个书念妇人说:“一切都平安无事。”呐,她没有为她的儿子祈求,但她知道神能够借着这个先知来告诉她为什么取走那个孩子,那就会安慰她的。如果神能告诉她为什么取走那个男孩,一切就都没关系了。因为她是在神的代表面前,一切事情都是平安的。

我能相信小巴底买的眼睛闪闪放光。“妈妈,妈妈,快点。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你瞧,小孩子们很着急。他们想要知道结局是怎样的。“哦,那位伟大的先知,在她向先知讲明白,说出了她的故事之后,那个小孩子已经死了,被放在了先知的房间里,先知就对他的仆人说:’拿着我的杖,去放在孩子身上。’”呐,我想,在新约里也是这样的,保罗得了灵感,人们就从他的身上拿走了手帕和围裙。
30

呐,以利亚知道他摸过的一切都是蒙福的。但如果他能让那个妇人相信,那就是……如果他能让那个妇人相信同样的事,神迹就会像以前一样发生,如果那个妇人对以利亚所告诉她去做的事有信心的话,但那个妇人的信心不是在那种东西上面。呐,我有点喜欢她所说的话。她说:“我指着永生的耶和华和你不死的魂起誓,我必不离开你。”我喜欢那个:定意要坚持住。就是那样。如果你开始相信神了,那就持守住,直到圣灵临到,直到你所求的一切事都发生了。不要放弃。“我必不离开你。主啊,我在你的手中,直到你垂听我。”那才是行事的方式。

你知道,耶稣讲过像那样的话。他说那个不义的官,你知道,他不愿意为那个寡妇报仇。但他说:“为要摆脱她,我愿意去报她的仇。”哦,你慈爱的天父更是何等愿意赐给你啊。但现在不……他说:“你寻求就必寻见;叩门就给你开门……”呐……“求。”呐,如果你注意到,不仅仅是“主啊,我想要。”“祈求的,寻求的。”只要继续寻求。不断去敲门。只要不断坚持,坚持。你已经到了那里,只要不断地敲门,直到事情发生。“主啊,我相信。我在你的手中。我是在你手里。”
31

我记得主医治了我的胃病。魔鬼说:“你没有得医治。”我说:“那你就站在旁边,听听我的见证。如果你想……如果你想要听到神被赞美,只要站在旁边,听我一会儿。”他累了,就逃跑了。他会那样做的。还有一天,他想要让我患上感冒。他把疾病加给我,我又退还给他。他又把病加给我,我又给他退回去。我们在这病上战斗了三四天,最后疾病消失了。就是那样。瞧?只要不断地退回给他。不要接受,要退还给他。退给他。就该那样去做。要立定心意。坚持住。

32

她就是那样做的。她说:“我指着永生的耶和华和你不死的魂起誓……”呐,瞧,她相信他有一个魂并且是不死的。瞧?“永生的耶和华和你永活的魂,”瞧,“我必不离开你。我要跟你呆在一起,直到我找出发生了什么事。”所以他无法摆脱那个妇人。所以他不得不亲自行动了,他就去了。

我注意到当他走进那个房间里……看看那个先知要来面对什么。他不知道耶和华要做什么。孩子的父亲在那里,正在放声大哭,所以围在周围的人都在哭泣。那个可爱的小孩子,这个可爱的家庭成员死了,躺在那个房间里,所有的希望都没了。呐,以利亚怎么做的?就好像耶稣所做的一样,把他们赶出了那个房子。把他们赶出,就像睚鲁的女儿死了,耶稣所做的那样。注意先知所做的事。他不需要去寻求,祷告,他已祷告透并预备好了。不,我相信我们每时刻都应该祷告透彻,你们不这样认为吗?
33

他们说,不久前有一个爱尔兰小妇人坐船来美国。还有大约三、四十英里远,是在纽约港外面的某个地方,来了一场可怕的暴风。人们不相信那条小船会脱险。他们发出了求救。人们告诉他们,暴风越来越厉害了。如果他们能再坚持三十分钟,他们就能到达港湾了。如果他们不能到达,他们就会葬身海底。所以所有的爵士乐都停止了弹奏,他们开始祷告并弹奏,“神啊,我要离你更近,”等等。但这个爱尔兰小妇人,她在地板上走来走去,并高呼呐喊。“哈利路亚,哈利路亚,哈利路亚,”她说。

船长说:“你能听懂我说话吗?”
她说:“是的,先生,我能听懂。”
他说:“哦,为什么你不祷告呢?”
她说:“我已经祷告透了。”就是那样。要祷告透了,预备好。那就是我们应当做的。她说:“我很高兴。”她又开始喊叫。
船长说:“那你在喊叫什么呢?”
她说:“你说如果我们再坚持三十分钟,我们就会进纽约了。否则我们就会葬身海底了。”
他说:“是的。”
妇人说:“我是从爱尔兰来的,要到纽约看我的女儿。我有一个女儿已经在荣耀里了,从现在开始三十分钟内我就会看到其中的一个了。”那是……如果船沉了,她就会上去……就是那样。你不会失丧的。瞧?所以无论怎样,她都可以喊叫。她知道,在三十分钟之内,她就会看到一个她所爱的人。哦,就是那样。要祷告透了。
34

“老以利亚,当他上到船上,你知道,应当是上到了那个她为先知所建的那个小平台上时,她在地板上来来回回地走。他来回地走,圣经说,在那个房间里。然后,在他感觉到圣灵降临在他身上之后,他就去俯身在那个婴孩身上,就用自己的身体趴在那个婴孩身上。那时他感觉到孩子的身边变得暖和了起来,他又站起来,再次在房间里来来回回地走。然后又回来俯身在婴孩身上,孩子就打了七个喷嚏,活了过来。他抱起孩子来,说:’去叫书念妇人来。’”哦,巴底买多么喜欢那个故事啊。

35

他开始想:“哦,过去我常常听我母亲讲这些故事。”就在那时候,他听到了一头小骡子跑过来的哒哒声。那必定是个有钱人,因为大部分赶路的人都是靠走路或是……有钱的人才骑驴,军队是用战车。所以他说:“这必定是个有钱人,他来晚了。”所以他站起来,抖掉了他的外套,跑过去说:“可怜可怜瞎子吧。请可怜可怜瞎子吧。”

那头小骡子停下了,他听到一个非常不耐烦的声音说:“要饭的,让开路。我是耶路撒冷的传道人协会的头头。他们告诉我说那里有一个……我是主的仆人。他们告诉我说在这里所谓的先知今天会来到这里,他能看到异象等等。他们要举办一场医治聚会。今天我要下去把所有的头头聚集到一起。我要去把这些传道人叫到一起,要看到我们这里不能有那种胡闹。给我让开路,我正在忙主的事。”那头小毛驴就沿街跑远了。巴底买想:“哦,是耶和华的仆人。”
36

因此他又原路返回,找到了那块石头所在的地方。最后,当他找到那块石头时,太阳已经稍微移动了一点,那里变得有点凉了。墙的影子盖住了那块石头,所以他稍微向外移动了一下,他说:“哦,我猜我今天是要不着硬币了。也许我应该多等一会儿,也许我得再坐下来。也许我可以继续做我小时候的白日梦。”然后,他又记起来,他的妈妈告诉他,多年前的伟大先知以利亚和以利沙,这个取代了那个的位置,两个大能的神人也从那同一条鹅卵石路上走下来,彼此手挽着手,去到约旦河,分开了约旦河的水。哦。就是从离他所坐的位置还不到三十英尺的地方过去的。

37

但遗憾的是,祭司告诉他:“神迹奇事的日子都过去了。耶和华不再医治人了,你知道。”那种灵从未死掉过。所以他们……“哦,耶和华不再行那些事了。我们只要好好生活,支付我们的十一奉献,去教会参加每一次聚会,我们所当做的事就是那些。但耶和华不再医治了。他是以前的耶和华,但现在他不关心这些事了。”哦,多大的错误啊。他一直都在关心。如果他过去关心,他现在仍然关心。是的,先生。他不能改变他的动机,他不能改变他的态度。他仍然是耶和华。我不在乎有多少人说他改变了。是人改变了,但神不改变。我们之所以不能看到他行那些事情的原因是因为我们不让他那样做。他是愿意做的。

38

我们以为我们会耗尽他丰盛的祝福。我们想:“哦,我祈求神赐给我日用的饮食。我不应当向他祈求太多东西。”哦。你能相信一条像这么长的小鱼,游到海洋的中间,说:“等等,我最好省着点喝这海水。有一天我也许会喝光的。”你能相信一个像这么大的小老鼠,跑到埃及的大谷仓里,说:“最好我每天只允许我自己吃一半的食物。也许我在明天收庄稼之前就会吃光的。”哦。那也许……只要把那个乘上一亿倍,你还试图用尽神的良善和怜悯吗。

神想要把他所能做的一切都倾倒进你里面。你要多多地祈求,使你的喜乐可以满足。神想要他的子民快乐,祈求大事,相信那些大的事情。你是一座城,要建在山上,有更高的抱负,盼望。哦,求神怜悯,巴不得我们今晚能看到瞎眼的得看见,明天晚上我想要看到死人复活。是的,先生。我想要……我要继续相信那些大的事情。当教会开始领受圣灵并说方言时,为什么你还要在那里停滞不前呢?哦,只要继续向前走。一直去到应许之地上。我们正走在去往应许之地的路上。是的,不要只抓住一件事。说:“哦,我们就……你们说方言了吗?哦,你无法得到祝福的,直到你……”哦,你现在应当是在路上超越了那个有十万八千里远,是的,求更大的事,更好的盼望。是的。
39

呐,我们现在发现,巴底买被告知,神迹的日子已经过去了。所以他说:“呐,如果我坐在这里,而没有听到今天的那个人称自己是神的仆人,那会怎么样呢……他刚才说什么,他要下去看看发生了什么事吗?我真想知道在那城里发生着什么事。哦,不管怎样,神迹的日子过去了。”今天,耶和华所拥有的就是那种仆人吗?这跟以利亚和以利沙是何等的大相径庭啊。

“呐,如果那时我坐在这块石头上,而以利亚和以利沙就从那儿经过,要下到约旦河那里去……就在我所坐的这地方不远处,那个伟大的先知脱下了他的外衣,风衣,束在一起,击打约旦河水,水就两边分开(阿们。),那是在约书亚几百年之后,他做了同样的事。”阿们。那表明耶和华仍然是一样的,只要他能让某个人也相信他是一样的就够了。是的。
40

后来,在他去到另一边之后……呐,他筋疲力尽了。他跟耶洗别等人争战,就是关于她的涂脂抹粉和举止失常,以至于他太累了,就回家去了。所以那个年轻的先知就必须取代他的位置。他知道只要渡过河去,那里有一辆马车栓在那边某处的树林中,他就可以坐上回家了。瞧?但这个年轻的先知在关注着他的新事工,看着这个老先知是怎么做的,他知道他必须要接替他的位置。所以那个年轻的先知就抓住了那个异象,看到他升上天去,捡起了他掉下来的外衣,他捡起那同一件外衣,击打约旦河,说:“以利亚的神在哪里呢?”哦。河水又分开了。是的。五旬节的神在哪里呢?在耶稣基督里面的神在哪里呢?今天在教会中的事工出了什么问题呢?

41

我猜你们读过了报纸上的那篇文章,他们刚送给我的。来自这里教会的某个人送给我的,这里的这个主教说童女生子只不过是一个神话,根本没有像伊甸园这样的东西,以及像那样的事情。那个人不应该再站在讲台上。不,先生。呐,那就是今天是问题所在。那就是……让像那样的受过很多教育的人站起来,他们受了那么多的教育,以至于他们都没有足够的常识,知道该如何相信了。就是那样。我们今天所需要的是……保罗说:“我到你们那里去,从未带着高言大智。我到你们那里去,只凭着圣灵的大能和明证,好让你们的信心不在乎华丽的言辞,而是安息在神复活的大能上,”或所谓的主教等等的东西上。

42

呐,我们发现过了不久,巴底买在那里又坐了一会儿,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那时他又记起了,就在下面那里,离他所坐的地方还不到五百码远,那位伟大的耶和华,哦,那位伟大的神的仆人取代了摩西的位置,他越过了红海,在走过旷野的那群老人中间,只要两个人相信他们会得到那地,他就与他们一起过了河。他们注视的是神的道。他们相信神的道。他们中的九个人说:“哦,我们得不到那地。站在他们旁边,我们看起来就像蚱蜢一样。那些城市都有高大的城墙。根本不可能得到的。”但不是那个人。不,先生,弟兄。他说:“我们足能够得到那地。”

为什么?那取决于你是在看什么。如果你看的是你残废的手,那就仍然会保持原样的。如果你看的是你的肿瘤,也仍然会保持原样。不要看那些。要看神的应许。那取决于你是在看什么。基督徒要看那不能看见的。亚伯拉罕称那无的东西为有,因为神说它们会在那里的。那才是真正的基督徒行事方式。无论世人说什么,那看起来怎么样,都一点关系没有。是神对此怎么说,那才能成事。是的。是什么……
43

神以前在埃及就告诉他们:“我把那地赐给你们。”但他没有说:“我会去到那里,扫平一切,装修好房屋,挂上窗帘等等。你们所有人只要搬进去就行了。”不,没有。他们必须要为他们所拥有的每一寸土地而战。是的,争战,要为每一寸土地而战才能占有。但神说:“你们脚掌所踏之地,我们都赐给你们了。”脚印就是占有。

今天那也是同样的事。神的医治是属于我们的。圣灵是属于我们的。那是我们的产业,但你们要为每一寸土地而战。是的,先生。但弟兄,脚印就是占领。只要不断争战。要得到它。魔鬼说:“神迹的日子过去了。”
说:“你是个骗子。神说他是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都是一样的。”要占领它。你的脚掌所踏之地,那都是你的产业。是的。
44

约书亚跟他们一起渡过了约旦河,在那里安营。哦,瞎子巴底买说:“如果我生活在那个时代会怎样呢?哦,当我一看到那些祭司们走过来,约书亚手拿着剑,举在空中,走过去,哦,我就会跑到那里,说:’伟大的约书亚,请为我祷告。’我相信如果那个伟大的人肯为我祷告的话,我就会看见的。是的。但遗憾的是,约书亚去世了,我猜神也消失了。那些神迹的日子都过去了,我们的祭司是这么说的。所以我猜毫无希望了。我无能为力。毫无希望。”

然后他说:“你知道怎么样吗?在他们包围了耶路撒冷的城墙很多天之后……有一天,约书亚,这位伟大的勇士,有一天下午在外面散步,研究怎样才能攻破耶利哥的城墙,他怎么才能做到。他看到那条朱红色的线绳挂在喇合家窗外。他要保留那所房子,看着它。突然他看到,有一个人站在他面前,在那里站着另一个人,手中握着拔出来的刀。约书亚也拔出他的剑,他跑去迎战他,要挑战他决斗。他说:’你是帮我们呢,还是帮我们的仇敌呢?’”
“他说:’我是万军之耶和华的元帅。我是他耶和华军队的元帅。’约书亚就抛掉他的剑,摘掉他的头盔,俯伏在地。瞎子巴底买会说:’哦,巴不得我能生活在那个时代,我就会跑到万军之耶和华的元帅面前,我就会对他说话的。”他哪里知道,那同一位元帅就站在离他不到一百码远的地方,正从那城中走出来,耶和华军队从那城中出来,正在赶路。
45

你知道,当我们开始思想神时,那就是他显现的时候了。当哥流巴等人思想他时,他就显现了。总是当……“愿你成为我心中的默想,让我的全部思想,愿我的歌唱,愿我所有的一切都默想你,主啊,日日夜夜。”那样就会让神来就近你的。停止去想你的邻居在做什么,你下个周要做什么,和所有的那些事。只要继续……“求你每一天用爱充满我的路,让我能带着天上的平安行路。让我能带着歌声和微笑一直去走。求你每一天都用爱充满我的路。”是的。在那条路上一直走下去,无论学校坚持不坚持。如果学校不坚持,我们就弃绝老师,只要继续去信靠主。瞧?不断地去默想神。要思想这些事情。圣经说:“若有什么称赞,若有什么德行,要思想那些事。”

46

哦,我们的思想总是消极的。我们进到祷告队列中……我注意到我们进到祷告队列中……“哦,如果他告诉我……是这个吗?”哦,像那样,你永远都得不到任何东西的。不,你从一开始就是消极的。要像那样来……“有一血泉,血流盈满,流自以马内利,罪人只要投身此泉,立去全身罪愆。”就是那样。要带着信心相信。“到神面前来的必须要相信他是神,并且赏赐那些寻求他的人。”

我不会去通过尔罗•罗伯茨的祷告队列,然后通过汤米•希克斯的祷告队列,然后通过欧斯本的祷告队列,艾伦的祷告队列,伯兰罕的祷告队列,这个那个的祷告队列,去到这个教会,那个教会。哦,你只是在浪费时间;就是那样。是的。当做的事就是说出来并立定心意那就是神,神那样说了,我要做的就是要满足他的要求,那样问题就永远解决了。阿们。神那样说了。我会去到我的牧师那里,说:“牧师,圣经告诉我们说要叫来长老,用油膏抹他们,并祷告,出于信心的祷告要救那病人。我需要知道的就是这些。”阿们。
47

不久前,我收到了一个在德国的小妇人的回信。她已经因为关节炎而瘫痪了大约十五年了,她不能动。我给她邮寄了一块手绢。每个月我们都会发出成千上万块。因此,她收到了那封信。我们有一条环绕世界的祷告链。她读过了那封信,她说:“呐,信上这里说,如果你的牧师不在那里,或者如果他是一个不信的人,就不要叫他。瞧?但如果在某处有一个邻居是信徒,那就叫那个信徒来。要承认所有的过犯。求神赦免你所做过的一切事。要把一切事都纠正过来。然后祷告。要把这块手帕放在你衣服的里面,放在你胸口上。然后相信。”那样她就满足了所发给她的信中的所有要求。当她那样做时,她把她的手放在她胸口上。她说:“呐,老魔鬼,你在我里面的时间已经够长的了。出去吧。”她就能走路了……就是那么简单。只要那样简单地去相信。

48

在亚利桑那州那里,我们去到印第安人的阿帕契族那里。我总是为阿帕契人感觉遗憾。那晚他们在外面那里。他们看起来好像一支军队坐在那里,我开始对他们讲关于主的事。你知道,那个老印第安人,他是个有点奇怪的人。他就好像是一头骡子,他不会从错误的槽里吃食的。所以他听了讲道,起先他以为那是虚假的。然后他带来……我叫了祷告队列。哦,我听到外面有人喊“荣耀归主。”那是我的西班牙朋友们。我知道如果他们在旁边,就会有一个祷告队列的,因为他们总是有信心相信。所以他们……但这聚会只是给印第安人的。

我四下看了看,首先……那个神召会的女人在后面,她有一个使命。我站在一个像这样高的台阶上,他们所有的人都坐在周围。那真是美妙的情形。她抱着什么东西站在后面。他们首先把这个妇人带了出来。当她出来时,手腕肿得很大。她背上背着一个小婴孩,那个印第安小孩在背后。我看着她。我想我可以找到帮助。我说:“把那个孩子给我怎么样?”她不会那样做的。我只是要捕捉到她的心思。呐,我说:“呐……”我对翻译说:“她患有性病,但那是……”翻译就那样说了。她死死地注视着我。我说:“呐,那不是因为不道德的生活导致的,而是她生活在肮脏和像那样的污秽中导致的。”哦,她点头表示那是对的。我就为她祷告了。
49

接下来的是眼睛患青光眼的人。印第安人有很多患那病的。我也为那个人祷告了。接下来出来的是个小女孩,她像这样低着头。我说:“呐……”她是个差不多像这么大的小家伙。她碰巧是一个首领的女儿。我说:“这个小女孩,她发烧过,发烧使她变得聋哑了。她不能说话,也不能听。”翻译也那样说了,她妈妈说:“那是对的,每一点都是对的。”那时候,那些印第安人开始彼此面面相觑,你知道。他们开始看到一些他们从未见过的事。所以我说:“呐,我不能使这个女孩说话和听。那需要神来做。”但我说:“这只是他在这里的迹象,神的同在就在这里。他恩膏了我们。”所以我握着那个小女孩的手,我说:“天父(他们没有翻译这个祷告),让这个聋哑的灵离开这个孩子。”我低下身去,我像这样拍手[伯兰罕弟兄拍手—编者注。]。她转过身,用那双乌黑的大眼睛看着我,我说:“你说,’赞美主。’”

她说……[伯兰罕弟兄模仿那个女孩想要说话的样子—编者注。]像这样的话。我说:“她会说得更好的。”
她的母亲说:“她现在已经说的够好的了。”她就走开了。那时……“她现在已经说的够好了。”
50

然后,接下来是一位母亲。然后接下来的是一个小男孩从那里走出来。我说:“哦,你相信神……你会说英语吗?”不,她不会说英语。我说:“你相信神会医治这个小孩子吗?”她伸出手去,抓住了他的头;他们真的是很粗鲁,你知道,他的头发就像马的鬃毛一样粗糙,所以就像那样抓着他。我说:“他患有斗眼,但你相信神……”她听到那个翻译说,“斗眼,”她就抓住孩子低垂的头,向后拉他的小脑袋,他的小眼睛像这样陷在那里。我说:“你是否相信神能使他的小眼睛变直呢,”我说:“那神就会做的。”然后对翻译……我说:“呐,使它……”他们没有句子或标点。他们开始说的非常低,然后越变越高,再变低。他们只是……你们都知道阿帕契人是怎样的。他们是有点粗鲁的印第安人。因此当他们说,“是的,”那就是她相信了。

51

我抱起那个小家伙……他就像是竭力在驯服一匹烈马。我有一块口香糖,我把它放在他的鼻子下面,让他去闻,你知道。然后我像这样把他抱起,抱在臂弯里,像这样把这个小家伙抱在我的臂弯里。我说:“不要翻译这个。”我说:“天父,这些可怜的人,这是真正真实的美国人。”是那样的。我们不是美国人。不。我们不是美国人。我们是外来人,来从他们手中抢走了地盘。他们才是真正的美国人。神赐给了他们这地;我们只是从他们手中夺走了。我相信我们以那样的方式对待他们,那是我们国旗上的污点。是的。把钱送给日本,等等那些地方,为要像这样为我们赢得名声。而我们的印第安人却躺在那里快要饿死了,这是不对的。是的,这是不正确的。

52

那时,我看着那个可怜的小家伙,我把他抱在我的肩膀上。我说:“主啊,让我在这些人眼前蒙恩。求你使这个小孩子的眼睛变直。”我像这样看着,我看到一个异象来到我面前,他的小眼睛就完全变得正常了。我说:“呐……”他把他的头靠在我的肩膀上,我拍打着他。我说:“呐,对你们所有的人来说,”(成千上万的人坐在各处)我说:“呐,如果这个婴孩的眼睛没有变正常,那我就是个假先知。瞧?如果眼睛变直了,那我就要把耶稣基督介绍给你们。政府对你们怎么做,我无能为力。”但我说:“我知道耶稣会正确地待你们的。呐,你们就会明白这是不是正确的。”我让他的小脑袋转过来。你们说祷告队列。我现在有一个队列了。哦,人群蜂拥而至。

53

然后,下一个上来的人是一个年迈的印第安妇人,她有一个……她是下一个,哦,他们……你只是有……你都无法把他们赶下去。那里有一个印第安老妇人走了出来。她有两个扫把头拐杖,用一片布包裹着,她把拐杖拄在胳膊下面,她想要站出来。有一个印第安小伙子跳到了台上,他想要抢在她前头。我们无法让他明白,因为他不会说英语。摩尔弟兄,你们很多人都认识杰克•摩尔弟兄,他去到那个小伙子旁边,把他拉了出去。我示意那个老妇人,她像这样走近了一些。那时,他们都相信了。哦,不需要提祷告队列了。

就是那样,走上来,真正的……像那样。我看到她,像这样挪动着两根拐杖。她抬起那只脚,你知道,踩出去,然后,另一只脚像那样,基本上是不会动的。我猜她有八十岁了。当她离我很近时,她抬头看着我。在她脸颊上的那些很深的皱纹……我的母亲有一半印第安人血统(我不知道你们是否知道这点),但她也有那些很深的皱纹。当她像那样走到台上时,我看着她,眼泪从那双看起来黯淡无光的眼睛里不断流下来。我想:“这是某个人的妈妈。”她就像那样抬头看着我。我想……当我……在我为她祷告之前,我想:“哦,神啊,求你看看这个老太太像那样不断抖动的下巴。”她看着我。她开始笑了。她把其中的一根拐杖放在这里,把它递给了我,然后就走下了讲台。是的。瞧,简单的信心,只要相信。
54

我竭力想要为所有的人祷告,哦,差不多有……那时,我不得不停止分辨人心。然后在凌晨大约三、四点钟的时候,他们全身湿透地来了,一直湿到这里,差不多完全湿透了。我说:“他们是怎么回事?”

说:“哦,起初他们认为你是虚假的。”他说:“他们就跑进沙漠中带来了他们所爱的人。他们没有去走水浅的地方。而是直接像那样抬着他们渡河过来的。”
抬来了一个老人,灰白的头发。他有……他躺在一块木板上,有两根木棍穿在木板上。他让他的腿躺在两根木棍上,他的胳膊也放在两根棍子上,他因瘫痪而像这样抖动着。在那里站着一个大个子,看起来很英俊,是个大块头的印第安人,他的嘴唇都变绿了,湿透了。我说:“你不害怕你会得肺炎吗?”
他所:“不。”
我说:“你会说英语吗?”
说:“一点点。”
我说:“你不害怕你会得肺炎吗?”
他说:“不,耶稣基督会看顾我的。我带来了我父亲。”
我说:“那是你的兄弟?”
“是的。”
“他会说英语吗?”
“不。”
我说:“把他抬过来吧。”
55

他们把他抬过来。我按手在他身上,他的头像这样摇着。我说:“父啊,他为这些孩子们辛劳过很多日子。他们尊重他,在这凌晨时分抬着他渡河过来,想要代祷。我祈求你来医治他。”我说:“抬他去吧。带下一个上来。”首先你知道的是,你听到每一个人都在喊叫,尖叫。我一看,那个老人把那块木板扛在自己的肩膀上,在四处走向每一个人挥手,像那样……就是那样的。只需要简单的信心来相信神。那不是哄骗。那只是孩子般的信心。瞧,我们根本无法解释那个。只要相信。

56

是的。万军之耶和华的那位大能的元帅也是那样的。那天晚上他就在那里,跟他以前一样。你知道在那里有一些东西。耶稣所在的地方,你总会听到很多嘈杂声。我不知道为什么,但就是那样的。无论在哪里,你找到耶稣就会发现有很多嘈杂声。

[磁带有空白—编者注。]拥挤和喊叫,有一些人这样喊叫:“和散那,和散那,归于加利利的先知。”
其他人说:“跟这个骗子一起滚吧。让他离开这座城市。我们这里不需要他。”有一些人往他身上扔烂水果,也许是鸡蛋,都是一样的,你知道,事情在发生着。
他说:“谁在经过?”巴底买说。“谁在经过?”人们从他身边拥挤过去,把他挤到了后面。也许过了一会儿,他们把他挤倒了。他坐下,又向后摸到了他的石头。人们……他听到有人为他说话,有人反对他。今天也是同样的:有人支持他,有人反对他。他听到了那个他听过的要进城的祭司说:“嗨,你这个先知,你这个说你让一个名叫拉撒路的死人复活的人,在这里我们一个墓地,那里满了死人。让我们看看你上去复活一个。我们就会相信你。你若不能那样做,你就是个假先知。”
他说:“那是告诉我他要下去阻止聚会的同一个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瞧?
57

他说:“谁来告诉我。有什么人来帮助我。什么人来帮助我,因为……谁在经过?这一切嘈杂声是怎么回事?”没有人听他的,过了一会儿……那必定是一个年轻的妇人。她看到那个可怜的老人躺在那里,她就把他扶了起来。

她说:“先生,你受伤了吗?”
他说:“没有,女士,我希望你能告诉我,这嘈杂声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说:“哦,是拿撒勒人耶稣在经过。”
“为什么,谁是拿撒勒人耶稣?”
“你不是个以色列人吗?”
“是的。”
“哦,你瞧,我是拿撒勒人耶稣的仆人。”你知道,拿撒勒人耶稣的仆人身上有一些东西,他们总是愿意帮助有需要的人。他们总是愿意停下并帮助那些有需要的人。神的仆人会那样做的。她说:“我是拿撒勒人耶稣的信徒。呐,你知道,这个拿撒勒人耶稣是大卫的子孙……”
“大卫的子孙?哦,我记得……我刚才还坐在这里思想,我母亲告诉我说大卫的子孙有一天会来。”
“是的,那就是他,加利利人的先知。”
“一个先知吗?”
“是的。”
58

说:“你记得在城里的那个生意人,他们叫他撒该的吗?”

“是的,我很清楚地记得他。啊哈,他以前给过我零钱。”
“哦,今天早上……你知道利百加,他的妻子吗?”
“是的,我记得利百加。”
“哦,利百加一直在祷告。她知道耶稣要到城里来,哦,她就祷告她的丈夫能够接受他作救主。”
“这样啊,你继续说。”
“哦,今早,撒该要出去看他,他不想要耶稣看到他。所以他跑到了哈利路亚大街的街角上,从那里可以转到荣耀路这里,他抱来垃圾箱,放下,然后爬上了一棵悬铃木树上,在两根树枝交叉的地方坐下了。”
“嗯哼。”
“利百加告诉他,呐,你是个犹太人,你知道当弥赛亚来到时,他将会是一位先知。他将会是一位神先知,因为摩西说,’主你们的神要兴起一位先知像我。’但你知道撒该,他是这城中的一个商人。他深深地依靠着那些……他和拉比一起玩牌,你知道,他们有他们的……关系都非常好。那个拉比,以及他们所有人都说不要相信那个人,因为他不是一个先知。”
59

“所以撒该想要去看看他是不是先知。他就爬到了这棵树上,他拉过所有的树枝,像这样把树枝都挡在自己周围,把自己隐藏起来。他把一根大树枝抬起来,那样他就能在耶稣转过荣耀大街的时候看到他,你知道,就会看到他走过来。所以他就坐在那棵树上,完全藏了起来,没有人知道他在树上。他说:’呐,我要看看他是不是先知。我要看到他的脸,我就会知道他是先知不是了。我知道一个先知看起来应该是什么样的。’”

“从街角过来了那些门徒。那个大个子渔夫走了过来,说:’请你往后面站站,可以吗?我们的父子很累了。我们很抱歉我们必须要这样做,但你能往后稍微站一下,让他过去吗?他要去到利文斯基饭店吃晚餐,所以你可以去那里的饭店(瞧?),请你往后站一下。我很抱歉我们必须要这样做,但我……’”我希望这里没有人叫利文斯基的。无论怎样,我只是想要……我告诉过你们这只是一出小戏剧。他边走边告诉人们,你知道,“请往后面站一下。”其他人也过来了。
60

“他拨开他的树叶往下面看。他说,’啊哈。他们是什么?哦,哦,那应当是他的门徒,就是利百加告诉过我的。啊哈,我要等一下。’然后过了一会儿他又拨开树叶,说,’呐,让我看看我是否遮盖的很好。是的,我坐在两根树枝的交叉点上。’”那就是两条路交汇的地方,那也是我们很多人所站的地方,就是你的路和神的路交汇的地方。是的。必须要在那里做出一个决定。

“他就坐在这个树枝上,你知道。他看着,过了一会儿,他看到了一片空出来的地方,过了一会儿他看到,有人从街角走过来了。他轻轻地拨开他的树叶,往下看,往下偷窥街角的那里。你知道什么吗?他看到了耶稣的脸。当他一看到耶稣的脸时,他说,’这个人有一些不一样的地方。我能听到他说话的方式,他何等富有怜悯,他是不一样的。但你知道,我必须要知道他是一个先知,因为如果他不是先知,那他就不是弥赛亚,因为摩西告诉过我们,弥赛亚将会是一个先知。让我来愚弄愚弄他。我要好好地看看他。我要回去告诉利百加。你知道我有个什么好主意吗?我要从这棵树上跳下去,好好给他上一课。’”你知道怎样……“我相信我要告诉他,神迹的日子都过去了,因为利文斯基这样说的,还有其他的所有人。拉比琼斯和他们所有的人都这么说(你瞧?),所以我知道。我相信我会这样做的。但我最好坐着别动,因为我遮挡得非常好。”
61

“后来耶稣走到……”说:“先生,你叫什么名字?”

“我是巴底买。”
“哦,巴底买,耶稣一直走到了树下面。当他走到树下面时,他停住了,抬起头来看,说,’撒该,从树上下来吧。我要跟你一起回家吃晚饭……巴底买,你相信那就是大卫的子孙吗?”
“哦,是的。那就是他将要做的事。他在哪里?”
“现在他正顺着那条街往下走。”
他跳起来,扔掉了他的外套。“哦,耶稣,大卫的子孙,请可怜我。可怜我。哦,耶稣,大卫的子孙,可怜我。是的,请可怜我。”他最后的机会,耶稣正经过那里,他过来了,他怎么可能听到那个微不足道的、可怜的瞎眼老人的哀求声呢?人们说:“坐下,坐下。不要像那样叫喊。坐下吧。他已经走远了。”
那时,巴底买必定是这样说的,“他是弥赛亚。我知道他是。现在是我能抓住他的唯一途径,如果他走远了……我知道那位弥赛亚,当他来到时,他必会告诉我们这些事。我们知道他将会是一个先知。”所以他必定是跪下了,说:“耶和华神啊,如果那是弥赛亚,那是你的儿子,我祈求你让他停下。哦,让他来可怜我。”耶稣就停住了。那是什么?不是他的声音停住了他,而是他的信心使他停下了。注意,“你的信心救了你。”瞧?
62

注意。耶稣担负这全世界的重担,他要上去耶路撒冷去被钉十字架。他知道这点。全世界的所有重担和罪恶。每一样已经被定的罪,或将要被钉的罪,都担在他身上。思想一下他的心。甚至那些人往他身上扔鸡蛋和水果等等,喊叫着说“上来这里让一些死人复活吧。给我们显个神迹。让我们看到你那样做,看你是不是弥赛亚。让我们看看……”那帮耶路撒冷传道人协会的人(你瞧?),或者是耶利哥人。“让我们看看你行那些事。瞧,我告诉你;根本没有那样的事。”他不在乎魔鬼。他不管(你瞧?),所以……他说他只做父指示他的事。

63

但在那里的那个瞎眼的老乞丐说:“哦,大卫的子孙,”他就停住了。弟兄,这就是改天我想要对你们传讲的,“他停住了。”是的,先生。他停住了,当他那样做时,他转过身来。呐,他的声音……耶稣没有听到,当然没有。但他的信心使耶稣停住了。他的信心停住了耶稣。他们把他带过来。他说:“我能为你做什么?”

他说:“主啊,愿我能看见。”
耶稣说:“你的信心救了你。”瞧,如果他有足够的信心停住耶稣,有信心触摸他……你看不到那与其余的经文完全符合吗?瞧?如果他有足够的信心停住耶稣,哦,那他就有足够的信心来接受他的医治。“你的信心救了你。你的信心成就了这个。”然后他继续面朝耶路撒冷进发(哦),朝着耶路撒冷进发。我能看到瞎子巴底买站在那里,说:“他告诉我……他告诉我说我的信心。什么信心?就是我相信他是弥赛亚的信心。他怎么能听到我呢?我站在后面靠着墙,离他有两三百码远。他们所有的人都在哭喊和举止失常,人们以他们的方式行事……哦,我有足够的信心相信,我停住了他,他告诉我……瞧,我能看到我的手了。”圣经说然后他就跟随着耶稣,快乐地赞美神。一个瞎眼乞丐的信心停住了身负重大使命的他。今晚这里一个人的信心就可以把他从荣耀中带到这个会堂里来。肯定会的。他能医治你。他能给你释放。
64

我读过一个关于瞎子巴底买的小故事。在我结束之前,我的时间快用光了;但在我结束之前,我想要说说这故事,然后我们就做祭坛呼召。呐,请注意一会儿。

我读过一个故事。也许这是虚构的。也许是的,我不知道。但我读到瞎子巴底买,故事说自从他还是个年轻的男孩时就瞎眼了,他就瞎了。但他结婚了,他有一个妻子,还有一个他一生中从未见过的卷头发的小女儿。故事说有一天晚上他病了。他们说,故事讲到,他有一对斑鸠,是可以带到外面的。它们可以彼此打斗,那就会吸引过往路人的注意。人们会看那对小斑鸠彼此打斗,人们就会停下并笑一阵子,扔给他一个硬币。他们依然在那样做。
65

他的小女儿生病了。他们请来医生,医生说:“哦,孩子发烧很厉害。我不认为孩子会活下去了,巴底买。我们没有药物可以退烧,所以我不相信这孩子会活下去了。”巴底买说……也许他走出去,沿着他的土房子的墙边走,他站在那里,说:“耶和华,如果你愿意医治我的小女儿,不让她死掉,我应许你,明天我就会把我的两只小斑鸠献上作为祭物。”瞧,你必须要放弃的东西……

今天人们只因为做了一点点小事就认为……不,是那种真正能让你心痛,你必须要深挖下去才能得到的东西。那才是神要看的。“我要给你我的两只小斑鸠,我没有它们也可以活下去。”故事说第二天早上,烧就退了。他就去献上了两只斑鸠。
66

说过了一段时间之后,他的妻子也病得很重。所以医生过来,对她诊断了一会儿之后说:“哦,我相信她要死了。我不相信她会痊愈的,巴底买,”说:“不,我的药物无法帮助她了。她就要死了。”他又走到了房子外面。

你知道今天给人带路的那些狗吗?我忘记了他们是怎么叫他们的:导盲犬。它们带路。但……在那些日子,说是用羔羊给他们引路。所以巴底买有一只领路的羔羊。他说:“主啊,如果你愿意医治我的妻子,不让我宝贵的老伴去世的话,哦,我答应你,明天我就把我的羔羊献给你。”第二天他的妻子就好多了。
所以他就要去献上那只羔羊。祭司说:“瞎子巴底买,你要去哪里?”
他说:“我要上去把我的羔羊献给耶和华为祭。我答应他如果他医治我的妻子,我就会把我的羔羊献给他。”他说:“哦,巴底买,你不能献上那只羔羊。”说:“我给你一些钱,你去买一只羔羊来,然后献上那只羔羊。去院子里兑换银钱的人那里去买吧。”
67

他说:“哦,祭司,你真是个好人。但我从未答应神说是一只羔羊;我答应他是这只羔羊。”

“我要带别的人来。我要做一件好事。”但你自己怎么样呢。瞧?
“我答应神是这只羔羊。”
“我答应神,如果他向我显明他的同在,我就会全心地相信他。不是琼斯小姐会相信他,而是我要全心地相信他。”就是那样。你瞧?
“我答应他不是一只羔羊,而是这只羔羊。”
祭司说:“巴底买,你不能献上这只羔羊。这羔羊是你的眼睛啊。”
他说:“如果我对耶和华持守我的应许,神就会为瞎子巴底买的眼睛预备一只羔羊的。”
在这个阴冷的春天早晨,神为瞎子巴底买提供了一只羔羊。“大卫的子孙,可怜我。”
68

那同一只羔羊也是为每一个罪人,每一个病人预备的。神为我们属灵的眼睛,也为我们肉身的眼睛,肉身的境况和属灵的境况提供了一只羔羊。他是耶和华以勒,已经为我们的瞎眼提供了一只羔羊,使我们可以看清世界,我们可以不再看世界,而是看他;我们即使病了,也可以知道他是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都是一样的。让我们低头一会儿,做个祷告。

这里有哪一个罪人想要说:“伯兰罕弟兄,请纪念我。我要哭喊出来,’哦,耶稣,大卫的子孙,可怜我。请可怜我。我想要得到我属灵的视力。我想要看到你,你是神的真正儿子。大卫的子孙,请可怜我。’”你愿意向他举起手来吗?神祝福你。神祝福你。神祝福你。在楼道上的,请举起你的手来,说:“我想要看到他,哦,神的羔羊,哦,大卫的子孙。”神祝福你,我的弟兄,在后面楼道上的。
69

还有别的人吗,你们年轻人?听到我讲的关于巴底买年轻时候的小故事。你知道,你的母亲,也许当你年轻的时候也把你献给了神。瞧,巴底买最后完成了使命,就是当他的妈妈奉献他时,神摆在他面前的。今晚愿你的眼睛也会打开,年轻人们,你就会看到神的羔羊了。“大卫的子孙,可怜我。”

其他的人,你愿意举起你的手来吗?“可怜我,大卫的子孙。”神祝福这个年轻的女孩。神祝福这个年轻的女人。神祝福坐在这里的这位妇人。神祝福在这里的这个小男孩。“大卫的子孙,可怜我。”这里的男人,是的,神祝福你。还有别人要出现在我的视野中吗?“大卫的子孙,可怜我。”
你的信心触摸到了他,把他带到了这里,就好像巴底买所做的那样。他不是在什么……今晚他会停下来并离开天堂,来到这个神召会的教会里,向你显出怜悯,如果你能拥有巴底买所拥有的同样的信心的话。“大卫的子孙,可怜我。”在这会堂里,还有别的人是没有举起手来的吗?有大约十个或十二个人举起了他们的手,想要让怜悯临到他们身上。“大卫的子孙。”
70

我注意到昨晚……有一个小女孩坐在这里,看起来大约有十岁左右。刚才她举起了她的手,她想要耶稣。大约是我女儿利百加的年龄,我猜有我家里的小利百加那么大,我注意到昨晚这个小女孩上来过,当时她站在祭坛这里,她一站在这里,就开始说方言。有人告诉我,有几个弟兄说,她跑遍了所有的教会,说方言,用方言唱歌等等。主是何等地祝福这个小孩子啊。在她的心还是年轻幼小的时候,在她还没有被“真实的故事”杂志和属世的污秽所拉走,让她的心麻木不仁之前,就得到了她。我喜欢看到小孩子上来。神啊……你要把你的生命奉献给他。亲爱的,他也会为你做一些事的。他肯定会的。在我们祷告之前,还有别的人吗?“主啊,大卫的子孙,可怜我。”

71

我们的天父,我把他们交托给你。他们举起了他们的手。借着对耶稣基督的信心,他们是你的儿女了。父啊,他们知道你在这里。他们知道你是神的儿子。他们现在相信,因为你对他们的心说话了,他们预备好要接受你为他们的救主,因为必须你要先说话。主耶稣说:“若不是我的父吸引人,就没有人能到我这里来的。凡天父所赐给我的人,必到我这里来。”呐,主啊,今晚他们在主耶稣所洒出来的宝血的基础上近前来。作为他们的祭司,哦,或者说他们的牧师,或是仆人,天父啊,我祈求。愿我信心的祷告去到你那里。

为要让他们知道他们已经得救了,我向你引用你的道。你说:“那听我话……”在这个最后的时刻我不断地引用这话。“那听我话,又信差我来者的,就有(现在时)永生,永远(是永远)不会经过审判,而是已经出死入生了。”父啊,这是你说的话。他们举起了他们的手,表明他们相信。他们相信,他们也接受了。现在我知道,你已经赐给了他们永生,在末日,你要叫他们再次复活。你说你会那样做的。你应许过你会那样做,你是神,你会持守你的所有应许的。你的应许都是是的,阿们的,所以你不能背弃你的应许。你说你会这样做的,你也应许会这样做。
72

呐,天父,我祈求你赐给他们勇气,让他们知道圣灵就在他们身边,说:“孩子,你错了。今晚你应当接受我的。我就会停住我繁忙的日程安排,转过身来说:’你的罪都被赦免了。去吧,不要再犯罪了。”正如你很多次所说过的,今晚你也必定会对他们说,因为他们已经做出了他们的决定。

呐,父神啊,我祈求你把让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人……我不相信他们举起手,只是因为我说的举起手的这句话。我相信他们是真诚的;他们真的是这个意思。现在,我把他们交托给你,祈求你赦免他们的罪。我全心地为他们求情,愿你能赦免他们的罪,在这里的每一个罪人,你都能赦免他们的罪。
73

父啊,这一小群人,在被提的那个伟大日子,当我们聚集的时刻,我想要在那里遇见他们,看到他们从各族中跑来,聚集到一起。“我们这活着还存留的人,断不能在那已经睡了的人之先。”号声要吹响,死了的人要先复活,然后我们要遇见他们,然后要跟他们一起被提到空中,与主相遇,并要永远与他同在。主啊,我知道你在帖撒罗尼迦前书第5章是这么说的,我知道这是真的。在我们与你相见之前,会先与他们相见。我们为此而非常高兴。

74

我们相信现在……我全心地相信,因着他们举起了他们的手,因着我已经祷告并祈求,并以我所知道的最好方式跟随了圣灵的引领,他们的罪就已经得了赦免。呐,他们为此很高兴,主啊。呐,还有一件事是你要求他们做的。“凡在众人面前承认我的,我在我父和圣天使的面前也要认他。”

愿今晚是一个他们永远都无法忘记的夜晚,这些年轻人,他们记得小巴底买听了他母亲的故事,知道有一天神会使用他。现在就是你在使用他们的时刻,使用他们并把他们带进你的国度里。那些年老的人举起了他们的手,他们将来也许就是那些像巴底买一样的人,本是瞎眼的却恢复了他的视力,他属灵的视力。呐,天父,我祈求你今晚让他们成为你的儿女,可以去加入一些好教会,照着基督徒的洗礼方式受洗,并领受圣灵。主啊,求你应允。
75

呐,你们低着头,我要看看并问一下,你们带着深切真诚的人,如果你们相信我是神的先知,或说是他的仆人更好,如果你全心地相信我是他的仆人,你相信我对你们引用的是真理……你们听过这话,“那听我话(约翰福音5:24),又信差我来者的……”我传讲了这道,你们信靠神。你举起你的手来,说你是个罪人,你再也不想做一个罪人了。然后神说:“若不是我的父先吸引人,就没有能到我这里来的。”那么是什么吸引你举起了手呢?神。你做出了你的决定。好的。呐,他怎么说的?“到我面前来的人,我永不丢弃他。”那时你就是一个基督徒了,如果你真心那样的话。你们年轻的男孩女孩,你们年长的人,已经到了中年了,你们青少年,你们所有的人,当你们相信时,你们就是基督徒了。

76

呐,还有一件事是你必须要做的。如果你是真正全心相信的话,我要请你们站起来一会儿,站着这样说……你不需要说一句话,但只要站起来,就可以对人们做见证,“我现在承认我所有的罪,接受耶稣基督作我的救主。”呐,你们那样接受他的人,站起来。坐在那里的那个小姑娘,怎么样呢?你相信他是你的救主吗?是的。亲爱的,请站在那里。在这里的小男孩,他是……好的。你们在后面的人,你们在楼道上的人,在楼道上的小男孩和小女孩,很好。在这会堂里任何地方接受耶稣作你救主的人,请站起来。“在众人面前认我的,在众人面前为我作见证的,我在我父和圣天使的面前也要认他。”

呐,有一些年长的人也举起了你们的手。这里有一个,两个,三个,四个,我正看着四个因着我今晚所讲的这个巴底买的小故事而站起来的孩子。呐,你们举起手来的年长一些的人怎么样呢?你……看到他们的心是何等柔和了吗?他们相信所以他们才会站起来,站起来接受他。你们相信他们被赦免了吗?肯定是的。他们肯定被赦免了。
77

呐,你们剩下的人中有什么人想要接受他并说:“我要公开做见证。”圣经说有很多相信的人加入到了教会中。今晚你相信耶稣赦免了你的罪吗?那就跟这些孩子们一起站起来。有多少人愿意现在这样做?好的。神祝福你们。在轮椅上的男孩,这里的这个小伙子,这里的这个女孩,这个妇人。那很好。好的。还有别的人说:“我现在接受他……”

呐,没有感觉。“我不是要看感觉。因着他对我的应许,我在仰望,’那听我话,又信差我来者的,就有永生,是不用再定罪;而是已经出死入生了。’”在这些基础上,你承认你的罪,并认出你是个罪人,要站起来并接受他作为你的救主,站起来。一个,两个,三个,四个,五个,六个。再没有别的人了吗?在你们坐下之前,还有别的人是我可以为你祷告的吗?还有别的人吗?在下面门廊上站着的人,有吗?神祝福你,妇人。那太好了。好的,还有别的人吗?神祝福你,姐妹。好的,还有别的人吗?有七个人。这是一个完美的数字。现在让我们低头。只要继续站立。
78

我们的天父,你的道不能落空。道是永恒的。你说:“那听我话,又信差我来者的,就有永生。”你这样说过了,主啊。“他们不会经过审判(或说是审判时的定罪),而是已经出死入生了,”因为他们已经相信了主耶稣基督,他代替他们而死,担负了他们的罪。借着耶稣基督,他们已经脱离了他们的不义,成为了神的义。父啊,他们就在这里。他们是这信息的战利品。他们就在这里。他们是你的儿女。呐,在这地上我也许永远不能握他们的手了。但父神啊,在你道的根基上,我相信并接受你的道,你是神,你不能撒谎,你的道是永恒的。我为这福音而认领他们。我认领他们。借着耶稣基督,为了神的缘故,请赦免他们的罪。

父啊,我祈求你引领这些孩子去到永生里。引领他们去到圣灵的洗。父啊,使他们受洗归入圣灵和耶稣基督身体的大能中,愿他们可以用他们自己的眼睛看到,你是神的儿子。在你说他们已经得救的这些根基上,他们现在已经借着信心相信并接受了。我为他们祈求并把他们交托在你的手中,奉耶稣基督的名。
79

呐,当你看到站着的人时(请抬起头),对这些站着的人,当他们坐下时,我想要你们握握他们的手。在上面楼道上的人,就在那里的,你们有谁是基督徒的,在他们附近,当你要坐下时,请握握他们的手,说:“神祝福你。”请握握这里的这小男孩的手。神祝福他小小的心。你们有一些母亲坐在那里,就在这里……好的。神祝福你。神祝福你,在那里的那个断腿的弟兄。不要担心,你会好的。几个晚上之前,我就知道了这事,所以不要对此担心。你会好的。在上面楼道上的人,你们所有的人。瞧?一切都很好。哦,他岂不是很奇妙吗?

“耶稣,大卫的子孙,可怜我。”说,“伯兰罕弟兄,你相信这是真理吗?”哦,我肯定相信那是真理。我不会站在这里传讲一些我都不相信的东西的。传讲我所相信的这些,我总是会陷入到麻烦之中。就是那样的。但我相信这个是因为神这样说的,对我来说问题就解决了。我相信,就像那些人一样,那个小女孩,小男孩们,这里的这些人把他从荣耀中呼叫下来,就像瞎子巴底买在路上停住了他是完全一样的。你相信这个吗?
80

你们有多少人是生病的,请举手,是生病有需要的。阿们。有多少人相信同一位神……我不知道。好的。有什么东西撞击了我。他在这里。就是你们在那张照片上见到的主的天使,神是我的审判官,在审判的日子,你就会发现他现在就在这里。是的。主的天使在这里。

在某处,某处有某个人正在受苦。他们有信心。有什么东西正在移动。在某处有某个人做了什么事。他不应当像那样来到,而我在竭力要持守住这场福音聚会。
你有祷告卡吗?你不需要了。哦,你不需要了。你不需要祷告卡了。你有信心并相信。如果我告诉……你们这里已经转变的年轻人,他就在这里……好的。朋友们,你永远都不会知道那是一种怎样的感觉,只有当他击中你时。那时你就知道你是在谈论什么了。是那样的。是的,你就知道你是在说什么了。哦,我能完全肯定。你现在有信心。只要相信。
81

撒拉坐在帐篷里,她在心里说话。她暗笑,那位使者就转过身来,说:“撒拉为什么暗笑,说这事不可能成就呢?”对吗?那个摸到了他的衣裳,被他看到的妇人怎样呢?今晚你们不相信他是同样的大祭司吗?你们新转变的人,我想要对你们证明,你们所摸到的这位……这里这位可爱的姐妹,你和那个年轻的姐妹坐在那里,还有那位弟兄,小伙子,那个小男孩和女孩坐在那边,我想要向你们表明那是做出这应许的同一位主耶稣。哦。哦,我希望我能一直有这样的感觉。好的。要对神有信心。你们所有的人都祷告。要进入祷告里。

82

我要转过身来,背对着你们。那位主的天使做了什么事?为要向你们显明我们是在所多玛的日子里,向你们显明我们是在末时的日子里,这里的这个国家是一个现代的所多玛,为要向你们显明主的天使仍然是主的天使……呐,你们没有祷告卡,所以我们不需要排祷告队列。但你们不需要有祷告卡。我要求你们做的唯一的事就是相信我所告诉你们的真理,福音的真理,那就是神。

我要看着后面的这些传道人们。你们相信这个吗,弟兄们?全心相信吗?你们相信我所传讲的是真理吗?神祝福你们的心。在我后面有一种非常好的感觉,就是你们弟兄们的信心。这个周的很多时候,我已经砍伐,砍掉了很多东西。我不想要你们认为我伤害了你们。我爱你们。你们是我的弟兄。但你们自己也知道教会正在偏离。我们必须要把教会带回来,带回来。我们必须要把教会带回来。
83

呐,这就是了。在我面前有一个妇人。我正在看着她。在台下有人正在触摸这位大祭司。我看到了她看起来是什么样的。等一下。有人触摸到了他,就跟那个妇人触摸到了我们的主耶稣完全一样。那就是这个妇人所做的事,我正站在他的位置上行事。你们瞧?你们明白吗?呐,那是……我一会儿就会捕捉到这个的。那是……他是来自于……呐,有人触摸到了他。你们每一个人都在祷告。现在要全心地相信。要真正安静地坐着,相信。

是的,先生。是一个正坐在角落那里的妇人。是的,是那样的。你有一张祷告卡……不,我知道你没有祷告卡。我不认识你;神认识你。瞧,我想要你们所有的人都朝这边看。你们看不到那光就悬在那个妇人头上吗?看到那光就在她头上。看到那道神秘的光就悬在她头上了吗?呐,注意,事情已经敞开了。那个妇人被某个医生检查过了,他们告诉她说她有一个肿瘤,某种……她正在等待一个手术,但她不愿意接受手术。她正在为她的医治而竭力信靠神。如果那是对的,请举起你的手来,妇人。
84

呐,你们新转变的人……就坐在她旁边的那个妇人,她看起来是个……那光移动到了就坐在她旁边的那个妇人的头上。那光又在那里了。我以为光会回到那个妇人那里,但光去到了这个妇人头上。她是个信徒,一个基督的信徒。她患有某种……好像是一种过敏症,她的手破损了。是那样的。我不认识你,是吗,妇人?当然了,你没有祷告卡。你相信你要得痊愈了吗?你相信那是神吗?你相信我能告诉你,你正在为什么而祷告吗?你相信吗?靠着神……(请保持安静,保持安静,请坐下。)你相信吗?博斯勒太太,你现在相信你要得痊愈了吗?神祝福你。那就是你的名字,不是吗?

85

坐在这里的这个小伙子,你怎么样呢?光就在这里,是给你的。你相信吗?我看到你肩膀像那样有点溜。但你在那个毛病之外还有别的。如果神告诉我你有什么问题,你会相信我是他的先知,他的仆人吗?你正患有胃病。那是主如此说。是的。不是胃溃疡,你只是紧张,导致你的胃里翻腾,就是那个导致的。完全是那样的。如果你全心地相信……

86

你相信吗?呐,要真正地敬畏。不要移动。你瞧,每一次你们移动,就会发生一些事。你瞧?要敬畏。这个方向的人怎么样呢?光去到了这里,现在这光去到了这里。你们相信吗?当我们已经有了三、四个人,已经说了一些东西。要有信心,不要怀疑。我必须要注意,无论哪里我……我希望我能说说这个或那个。但我不能,我必须要注视着。对人们来说,信心是非常无意识的……

坐在那里的那个小妇人正在看着我。不,就在你身后,姐妹,是的。你的眼睛有毛病。是的。你相信神会医治你的那个毛病吗?如果你不相信,你就会失明的。视力一直都在变弱。你必须要全心地相信。你相信神能告诉我你是谁吗?你知道我不认识你。约翰逊先生,你可以回家去得痊愈了。
87

就坐在她旁边的那个妇人,几分钟前,你差点就站起来走出去了。撒但竭力想要夺走你,不让你得到这个。你相信神能告诉我关于你的麻烦吗?你愿意接受我是他的先知,或者说是他的仆人吗?你全心地相信那个吗?我不认识你。我一生中从未见过你,但你现在真的是跟神联系上了。是的。你病得非常严重。是的。是胆囊的毛病。那是对的。另一件事是,你患有心室扩张。那是完全正确的。米勒太太,如果那是对的,请举起你的手来。去接受你的医治吧。耶稣基督使你痊愈了。

88

我挑战你们来相信这个。我只要求你们来相信这个。好的。要对神有信心。你相信他吗?“耶稣,大卫的子孙,可怜我。”你全心地相信他吗?那就听我,听着。在这里有多少人是信徒,请举起你的手来。好的,如果你是个信徒……现在,把你的手放下去。你们每一个人都是信徒。有多少人是生病的,请举手。好的,信徒们,请彼此按手在对方身上。我要引用这同样的神的道。“这些神迹要随着信的人。”是的。你们相信吗?呐,你们要为某个人祷告。你按手在你身边的人身上,在你周围的人,还有在楼道上面的人。是的,要相信。

坐在台下中间位置的那个妇人,正患有神经紧张症,好的,我不认识你,一生中也从未见过你。对吗?你患有神经紧张已经有多年了。基督医治了你,使你痊愈了。
在楼道上面的人。阿们。如果你们能信的话,他医治了你们每一个人。呐,要彼此祷告。请彼此按手。
89

天父,今晚,这些人的信心把主耶稣基督以圣灵的样式带回到了他们中间,要拯救失丧的人,医治生病的人。哦主啊,他们是信徒。他们彼此按手在对方身上。他们相信你是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都是一样的,是同样的神。“哦,耶稣啊,大卫的子孙,”他们呼喊了出来。愿使耶稣从坟墓复活起来的大能使他们站起来,做见证,呼喊并赞美神的荣耀。愿他们能像巴底买一样站立,看着他们的手,直到他们能看到神的大能医治了他们。主啊,求你应允。

90

请继续祷告,继续祷告,只要继续祷告。哦,主啊,只有一件事能拦阻一场满了医治的聚会,那就是不信。在各处的会众中,我注意到,当我朝这下面看时,主啊,我看到那个黑暗的条纹试图要拦阻在那道不断旋转的荣耀的光,竭力要找到途径藉着那道黑暗下来触摸某个人。哦父神啊,请赐给我力量,赐给我信心。愿人们能明白你已经证明了,主啊,我告诉他们的是真理。你说当你在这地上时,“我若不做我父的工,你们就不必信我。”如果我不做我救主的工,那就让他们不必信我。但主啊,你还在做当你在这地上时所做的同样的工。哦,父啊,我现在祈求,让他们有一些的相信。请赐给我信心,来打碎那在他们头上的黑暗,主啊,愿神的大能和光能临到这里的每一个人的魂,医治他们每一个人。

撒但,你被揭露了。哦,你是个魔鬼,你竭力要捆绑住这群人。我奉耶稣基督的名挑战你,从他们这些人里面出来,释放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