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0214 交通的根基

1

让我们继续站立一会,当我们站立的时候,我们来祷告。有谁有特别需求的,只要举起你的手来,说:“主啊,求你今晚纪念我的请求。”我看到这个小伙子坐在这里的轮椅上,举着手,我祈求神今晚就来医治他。当我们低头时,每个人都照着你们的方式,来祷告。

2

我们的天父,我们奉主耶稣宝贵的名来就近你,为着你为我们所做的一切而感谢你。这是我们要度过的另外一天,主啊,有一天,那个永恒的部分就会来到。我们为此而感谢你。如果我们做了什么不讨你喜欢的事,我们祈求赦免。

现在我们祈求你把这个聚会握在你的手中,并继续与我们同在,父啊,我们要来读这道,并开始传讲这道。哦,神啊,愿圣灵临到。愿我们围绕着这道来交通,主啊,有大而荣耀的团契。求你应允。求你祝福我们聚会的人,并回应每一个请求;你知道他们的心,以及他们有什么样的需要。我的手也举了起来,主啊,我祈求你纪念我的请求。请纪念那些生病和受痛苦、有需要的人,人们在呼求,哭泣并祈求,他们所爱的人就要死了。哦,主啊,这真是一个病态的世界。主耶稣啊,请来把我们带离这世界,主啊,去到那块荣耀的土地上,在那里没有疾病和痛苦。今晚请对我们说话,并借着我们说话;为讲道之人的嘴唇和听道之人的耳朵行割礼。求你祝福你的道,愿这道成为一粒种子落进我们心中,建造信心。我们奉耶稣的名求。阿们。
3

愿主祝福你们,大家请坐。今晚我们能再回到这里来,我们的确把这看作是一个极大的荣幸。呐,明天,若主愿意,明天下午两点半,我们将会在古老毗斯迦山之家跟史密斯弟兄一起聚会,在明天下午两点半。呐,他们将会告诉你们地址。我猜有人知道古老毗斯迦山之家在哪里,我猜。毗斯迦山教会,还是毗斯迦山之家呢?是的,之家和教会都可以叫。我是……

史密斯弟兄是我的一个非常宝贵的朋友。我们一起去到岛国上传道,他是一个非常好的基督徒绅士。你们住在那附近的人,我不知道有多远,但就在这里的加利福尼亚的什么地方。我不知道是哪里。我只是简单的……我不熟悉这附近的路。我在这附近走错过好多次了。
4

今天我有一些事;我想跟阿甘布莱特弟兄有一些交通。他们说他正好在讲道。我刚出来,就有一个小女士站在门口,哭着让我去看看她的父亲,就快死于癌症了。你不知道那里有多少人,真的是到处都是。所以我就今早上去那里跟阿甘布莱特弟兄进行了一些交通。

我差点犯了一个非常糟糕的错误。我当时就站在克里夫顿餐厅,下个周六早上,我要在那里为基督徒商人会的人讲道。我站在那里看着人们进来,我看到一位年轻的女士进来,我刚要走过去,问她是否愿意我为她祷告。我想她的眼睛出了什么问题。我曾见过麻风病,青光眼,眼炎,但我从未见过像那样的眼睛。但我接着发现,不是那样的,因为又过来了几个。是她把某种东西涂在了眼睛上。那是……还好,有什么东西阻止了我。她把某种看起来黄绿色的东西涂在了下面这里,然后把某种深蓝色的东西涂在后面……我以为那个可怜的人快要死了;我不知道她……我想:“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像那样的事。那是某种新的时尚,还是他们在做什么事呢?”
5

我打量着,我看着那个,我开始要走过去说……哦,天啊,那个可怜的女孩,我刚想要去问问她的眼睛出了什么毛病。我想也许我应当告诉她,我是为病人祷告的,也许那是否……我想要去问问那是怎么回事。我曾到过非洲的丛林中,我一生中从未见过有像那样的事。我没有想到那是化妆。你们知道化妆是从哪里来的,是从丛林中来的。是的。那是异教的象征。那不是属于文明的。那是异教;是的,他们给自己涂脂抹粉,使用泥巴……那完全是真理;肯定是的。化妆就是从那里起源的;是属于那里的。化妆不属于文明。离基督信仰十万八千里远。所以,那时,他们……我在非洲也从未见过像那样的事,在美国,瑞士,法国,德国,无论我去到哪里,大约有七次环球旅行,但我从未见过像那样的东西。我碰巧在加利福尼亚州发现了。还好我没有走过去;她也许会抽我嘴巴的,不是吗,如果我告诉她说我可以为她的眼睛祷告的话,你知道……

6

有一次,我有一次从荷兰来的传道人朋友,他就犯了一个像那样的错误,那个女孩没有抽他嘴巴,那真是一件奇迹了。他是个小个子荷兰人,他住在我家里。他去到市中心,他快到中年了。那里有一个女孩走过来,身上穿得很少,几乎是没有穿衣服。他喊着说:“喂,姐妹,姐妹。”

她打量着,说:“你有什么事吗?”
他说:“你忘记了穿裙子。”然后,她就转过头去,快步沿着街走了。她没有抽他嘴巴,那真是一个奇迹。但可怜的人呢,他只是想着,“哦。”我不相信我们是从猴子变来的,但看起来好像我们的确要像那样退回去了。
7

阿甘布莱特弟兄跟我讲了这个周的晚些时候举办几次为病人祷告的聚会的事。我喜爱为病人祷告;那是我的事工。我不是个传道人。我没有受过足够的教育,不能称自己是个传道人。我不是来自什么学校等地方,但我喜爱把我所认识的这道告诉别人,我所能说的只能是那个。只是靠着经历和我所读的道。

但他说人们想要组成一个祷告队列,为生病的人祷告。呐,我不那样做的原因是,当我来到时,他们在这次聚会上告诉我说,是有意把人们安排到一起的。我曾经举行过医治聚会。没有一个……不需要我解释那个(我不能),异像给你带来了什么。但任何圣经读者都知道那给你带来了什么。如果我的主被一个妇人所触摸,他是由童女所生的神的儿子,因着那个妇人摸他的一个异象,他就说:“我觉得我变软弱了,”你们想,那对我,一个靠恩典得救的罪人来说,又会怎么样呢?先知但以理因着一个异象,他就头疼,被搅扰,不知道他是在哪里,到处走了好几天。没有人能认识到那对你会做什么。那是你……你在那里呆上一小会,你就会遇见某个人,你真是不知道那是一个异象,或者我是在哪里?瞧?瞧,需要神来抓牢你……
8

呐,让我在这点上说一句话。当然,读这圣经的属灵人会明白。让我们以这个为例,诗人和先知。让我们说,他们是有灵感的。我就先从诗人开始。诗人,一位真正的诗人,是依靠灵感的。让我们以我想到的一个诗人为例;让我们来看史蒂芬•福斯特。我认为他是我们美国所拥有的最伟大的诗人之一,他带给了我们会众诗歌等等。你曾读过他的生平吗?呐,他的肯塔基老家就在我那边的河对岸。从我的家出发,我可以在十五分钟内就去到那里。那里有他的桌子,很多年前,就价值大约两万五千美元,他就在那桌子上写出了“我古老的肯塔基家乡,”他在那地方走来走去,就是在外面的种植园里等等。哦,每一次史蒂芬•福斯特在足够的灵感里起床,就会拿起他的笔写下一首歌,然后在那灵感离开他之后,他就会变成一个酒鬼。你们知道那事吗?他的确是那样的。最后,当他有一次从那种境况下出来后,他都不知道他是在哪里了,他就叫来了一个仆人,拿起一把剃须刀就砍在了他的脖子上,自杀了。你们都知道这故事吗?史蒂芬•福斯特的生平。

9

让我们看……你说:“哦,那个人是一个属世界的人。”好,让我们来看威廉•考柏。不久前,在英国伦敦,我曾站在他的坟墓旁,忍不住哭了。他被认为是一个神经质的人。任何活在圣灵里的人,对世人来说,都是有一些神经病的。科学是那么说的。

威廉•考柏,当时他写了那首著名的诗歌,在我家乡的浸信会教会,年复一年地我们在圣餐上使用这首歌。“有一血泉,血流盈满,流自以马内利,罪人只要投身此泉,立去全身罪迹。”你们听过这歌,对吗?你们曾听说过这歌的历史吗?当那灵感一离开他,当时他在那里写出了这首歌,当时,他站起来用那么大的声音,人们毫不知情,他就那样歌唱,喊叫,跳舞。那是完全沉浸在圣灵里,而且是喜乐的灵。瞧?但当时你进入到了那种境界中,你是一无所知的。瞧,你无法解释那个,你只知道它就在那里,就是那样。当他从那里脱离出来,他就想要去找条河自杀。有多少人曾听过那个故事?是的。瞧?是的。他想要找条河去自杀。雾太大了,司机无法找到河。他想要跳进河里,他认为他还是在歌声里,那时他就想要跳进河里,洗去他的全身罪迹。瞧?
10

呐,你说:“你说的是写诗歌的人。”好的,让我们现在回到圣经中。让我们来看众先知们。让我们以先知约拿为例。当时他正走在路上要去尼尼微,但他去到了去他施的路上,主把他带到了尼尼微,让他在一条鲸鱼的肚子里活了三天三夜。你相信那个故事是真的吗?神让他受了恩膏,当他从那种恩膏中出来时,他在这条鲸鱼的肚子里祷告了三天三夜,当他走出来,走到了尼尼微的岸上时,他带着如此的大能讲道,以至于他们让他们的牛都披麻蒙灰,以那样的方式悔改。对吗?让全城的人都悔改,后来他上到了山上,当那灵感离开了他时,他就坐在一棵树下,当那灵感离开他时,他就祷告求神来取去他的生命(对吗?)。瞧?当你在这里时,你感觉好像你是个巨人,但你不知道当你离开这里时,你必须要忍受什么。瞧?

11

让我们以先知以利亚为例。神赐给了他灵感,赐给了他异象,告诉他去到山上,然后做什么。他就照着神告诉他的方式使事情照样成就了。天已经三年零六个月没有下雨过了。他呼叫火从天上下来,然后立刻又呼叫雨从天上下来,他自己杀了四百名祭司,处死了四百名祭司。然后当那灵感离开他时,他就在一个女人的恐吓下跑掉了,跑到了旷野中,他坐在一棵罗藤树下,说:“神啊,取去我的生命吧。”神用炉子上烤出来的饼来喂养他,然后又喂养他。后来他在旷野躲藏了四十天,最后神发现他藏在某处的一个山洞里。对吗?狂风吹过,神不在风中。雷声传过,神不在那雷声中。过了一会,一个微小的声音对他说话,神想要知道为什么他会躲藏在那个山洞里。瞧,他迷失了自己,在旷野中游荡,被发现藏在一个山洞里。现在,你对神的儿子是什么有了一些概念了吧?

12

朋友们,这就是为什么,那差不多……你无法知道……那天晚上,我站在那里,想要为你们会众站立尽量长的时间,因为我用这福音砍伐得太厉害,抨击你们宗派等等。不是针对你们的宗派,而是他们变得太松懈了。瞧?因为那样,我想:“神啊,我爱他们,我伤害了他们;让我尽量站的时间长些。”当我从这个讲台上离开时,我发现我自己是在一个传道人的怀抱中。当我在遥远的那边,我跑进了一些妇人中间,是在房间外面的某处,在那里有更多的人站立着。瞧?我不知道我是在哪里。然后比利扶着我的胳膊,带着我离开了,我知道接下来的事是,他们扶着我上了我所住的地方的台阶。瞧,明白吗?然后整个晚上我根本就没有睡过觉;我没有告诉过你们这事。瞧?

第二天,看起来好像我所看到的一切……女佣进来打扫房间,我站在那里,就在她刚一进门,我立刻就知道了她有什么问题。我走到外面的大街上,沿着街走,在那里有一个人,从街上走下来,就在那里,首先你知道的是,我站在那里,就看到了他所做过的一些事,并想要在街上就告诉他。瞧?你不知道你会经历什么。瞧?你只知道外面,而不知道里面是什么。那就好像是爬到了很高的地方,一百万英里远,在那里你感觉好像一切都垂手可及,然后突然你就从某处掉了下来,你不能……就是那样。瞧?那就是为什么我们必须要非常留意的原因。有一次我在聚会中太长时间了,弟兄们让我站在讲台上太长时间了,以至于差不多一年之后,我才又回到了事工场上。
13

所以,就是那个使得事情很艰难。直到我越过界限,去到那一边,再次与你们众人面对面相见时,那时就不需要费力去解释那个了。我作为你的弟兄,你只要相信。我竭力用尽我里面的一切来爱你们。今晚我岂不喜爱对每一个病人说“我能医治你,”吗?哦,如果我能用一个硬币,把它放在街上,滚着它穿过好莱坞,从这里去到好莱坞就会使你得医治的话,我也会做的,我肯定会做的。但如果我能拿起圣经,建立足够的信心,让你看到一两件事情并认识到……瞧,我们太属地了,我们所有人(我也是。瞧?),太属地了,以至于我们没有认出是耶稣基督站在那里。瞧?

呐,当那恩膏临到,你就能一点不差地捕捉到这里的每一个人,他们的惧怕在哪里,紧张在哪里,就是那样,好像一声心跳都会去到你面前。瞧?那不是我;只是成为了被恩膏的;就是那样。瞧?那只是一个恩赐,我必须要完全把自己顺服给圣灵。当他们在晚上把我带到这里来时,没有一个人对我说话。瞧,我进来,出去都是一样的。我呆在屋里祷告,知道我能听到或知道并看到那光移动进我所在的房间里。然后我就会不断地说:“感谢你,主啊;我去到那里只有一个目的,就是去帮助你的子民。呐,主啊,求你帮助我,无论怎样,求你赐给人们信心。”那就是我做事的方式。是的。
14

所以说到只是为病人祷告,按手在他们身上,当然我一直都是那样做的。是的。呐,那是一种方式,那样做是犹太人的老传统方式。那很好;那使尔罗•罗伯特和汤米•欧斯本受益。我不认为汤米•欧斯本按手在人们身上;他只是对他们解释神的道,就能抓住魔鬼。他真是一位学者,甚至他能借着神的道把魔鬼圈到他的地方,然后让他们彼此祷告,做一个委托的祷告,他坐回到那里,让他们上来,整晚为他所说的话做见证。那一点也不会搅扰到他;他不……不久前我遇见过他。汤米是最好的人之一。汤米•欧斯本是一个真正的基督徒绅士,汤米•欧斯本弟兄,是个非常甜美的人。他完全持守着从老博斯沃思弟兄传下来的神的道。

15

他去过我的家,他到过那里。他的事工是怎么开始的,就是当他在那里时,那个疯子跑到讲台上要杀我(你们曾读过这个很多次。)。他站在那里,挺着胸膛,朝我脸上吐唾沫,等等,说:“你这个骗子,”在大约六千多人面前。他说:“你在这里欺骗说你自己是神的仆人……”他说:“我要捏碎你这小身体里的每一根骨头。”他是个大个子,有两百六十磅重。哦,你最好知道你是在说什么。你最好什么都不要说;让神来说话。我知道神在那里引领着我。

我引领归向基督的两个警察就在那个体育馆里后面的更衣室里,他们跑出来要抓他。我说:“这不是属血气的事;随他吧。”他跑上了那里……呐,我告诉你们,如果你有一点的愤怒,你最好还是从讲台上走下来。只有唯一的一样东西能够征服魔鬼等等;那就是爱。那是我能帮助人们的唯一的方式,就是当我爱他们时。我也能感觉到他们对我的爱。
16

呐,那个人就在那里,我想:“这个可怜的人,他杀不了我的。那是魔鬼在使他那样做。他也许是一个结了婚的人,并有孩子了。他有什么可以反对我的;他一生中从未见过我。”后来发现,他是从一所精神病院逃出来的。他刚在街上伤害了一个传道人,打碎了他的下巴和他的颈椎骨。他有杀害传道人的嗜好。

他开始走上去,有大约几百个传道人看到他时,立刻就逃离了讲台。他就站在那里。他站在台上;他说:“今晚我要把你一直打到这些会众中间,打碎你身体里的每一根骨头。”呐,从肉身来说,他完全有能力那样做到。他体重大约有两百六十磅,我体重只有一百八十磅。他站在那里,我打量着他,我想:“哦,可怜的人,呐,瞧,是魔鬼像那样把一个身强体健的人完全捆绑了起来。这岂不是很可怜吗?”
17

我转过身来。我一句话都没说,只是保持安静。我听到自己告诉他(瞧?),那就是圣灵。是圣灵在告诉他。你应当去到非洲的丛林中,看看像那样的事,它是如何运行的。你在这里的美国人中间看到了那个,但当你去到那些巫医的面前去看看。圣灵说:“因为你挑战神的圣灵,今晚你就要倒在我的脚下。”

他说:“我要让你看看我会倒在谁的脚下,你这个骗子,你这条草中的蛇,你这个伪君子。”他走上去,然后吐(伯兰罕弟兄发出吐唾沫的声音—编者注。)唾沫在我脸上。我一句话都没说,只是站在那里看着他。他走上来,离我很近;他象那样昂首挺胸,他的牙齿咬在一起,他的眼睛瞪得很大;他举起手来要打我,我说:“撒旦,从这个人里面出来。”他开始“呼,呼,呼。”开始像这样转来转去,仆倒在地,倒在地板上,像那样压住了我的脚。在那里,两个灵彼此挑战。你瞧?他发出了挑战,神的圣灵接受了。瞧?他就在那里仆倒在我的脚上。那几个警察跑出来,说:“他死了吗?”
我说:“不,先生,他没有死。”
“哦,他得医治了吗?”
我说:“不,先生,他敬拜那个灵;他没有得医治。”我说:“我希望你们把他从我脚上拖走,”因为(瞧?),他让我在那里有些行动不便。
18

汤米•欧斯本看到了那个,或者是他的妻子看到了,第二天就把他带去了。他把自己关在一个房间里三天。当我结束那次旅行回家时,他就站在前门那里,汤米和他的两个孩子,一个小婴儿和一个小男孩。他绕着那台车转了两三圈,你知道,他非常紧张,他说:“伯兰罕弟兄,伯兰罕弟兄,你认为我得到了医治的恩赐了吗?”

我说:“瞧,汤米,在这场复兴像这样开始之后,有很多神的医治者出现在了事工场上。”我说:“这是很可悲的;除非你有神的医治,否则人们甚至都不会让你们举办一场聚会。”瞧,神的医治是一个次要的,你永远都不要主次颠倒。瞧?对魂来说,救恩才是主要的。神的医治只是一件次要的东西。但我说:“事情必定会成就,因为当那情形出现时,总是会有一群混合的会众,就好像在摩西的时代一样,总是那样的。”
路德,不久前,我重新讲了路德派的历史,我说:“马丁•路德的神迹不是他能抵制天主教会,并脱离它,而是在跟随着他的复兴的狂热中能保持清醒的头脑。”所以,那才是对的。所以,我说:“这也会是同样的。你瞧?”
19

我说:“你是为这事工而被呼召的;你知道这点,汤米。”

他说:“是的,我相信。”他看起来好像是一个从主而来的大有作为的年轻人。
我说:“哦,如果我是在你的位置上,如果你是为这事工而被召的,你是被召为病人祷告的。不要……忘掉神医治的恩赐等等,只要为病人祷告。”我说:“我要去到那个橡树下,了解关于神道的医治的事。”
他说:“什么橡树下?”
我说:“那个秃头的人坐在我前面的长椅上,博斯沃思弟兄。”我说:“在这地上,没有一个人对神的道和神的医治的了解能超过了他。”
20

几年前,我打算去到非洲,当时我在麦迪逊广场上……不,当你去到纽约时,你们去参观的那个地方叫什么来着?圣尼古拉斯广场。他一路坐飞机到了那里,有一天晚上,我从讲台上走下来,他看见了我,开始像那样哭了。我跑到那个屏风后面,拥抱了他。我说:“汤米,你刚从那些岛国回来吗?”

他说:“是的,伯兰罕弟兄。”
我说:“我猜你很疲劳了,伙计,你为什么飞到这里来呢?”
他说:“我一点都不疲劳,我正在度蜜月。”
我说:“蜜月?”
他说:“是的,我和我的妻子,我们刚度过了一段大好时光。”他说:“你瞧,伯兰罕弟兄,我很高兴主没有赐给我任何分辨人心等等。”他说:“你知道,当时你告诉我坐在那棵老橡树下的事了吗?”
我说:“是的。”
他说:“那个秃头的人吗?”
我说:“是的,先生。”
他说:“我从那里学到了一些东西。”他说:“我只是去拿起这道,花上大约三十分钟,把撒旦捆绑得死死的,使他无法摆脱出去,然后只是献上祷告,并说:’你们所有得了医治的人上到台上来,’他说:’让第一个人站起来,给别的人勇气,再另一个人。’他说:’我和我的妻子就做在后面那里,鼓掌,度过了一段大好时光,一直大喊到大约十一点,然后我们让他们其他人接手,我们就回家去,走在月夜下,度过一段美好时光,’”他说。
我说:“是的,那同一棵老橡树今晚就立在那里,等候着跟我一起去非洲。”愿主祝福他的心;他今晚已经在荣耀里了,在另一边享受着永生的快乐。是的。哦,神啊,当我们都去到那边时,我将会很高兴的,你们呢?都要去到那边吗?呐,今晚如果你还不是亚伯拉罕的后裔,来吧,借着耶稣基督,成为亚伯拉罕的后裔。
21

呐,我想要来读一节圣经中的经文。我相信,今晚有人为我读这经文吗?罗伊弟兄。我就想要读一节,因为我的话会失败,但神的话不会。我想要从约翰一书第1章第7节来读。

7我们若在光明中行,如同神在光明中,就彼此相交,他儿子耶稣基督的血也洗净我们一切的罪。
我想要取一个主题,如果要被称为一个主题的话,我要稍微在这个题目上讲一下,“交通的根基。”
7我们若在光明中行,如果神在光明中,就彼此相交,他儿子耶稣基督的血也洗净我们一切的罪。
呐,我想要来讲讲交通的条件。呐,我们一起聚在这里是为了什么?我们在这里,也许是从不同的组织来的,在这里代表着不同的宗派,也许有卫理公会,浸信会,五旬节派,一神论,三神论,四神论,都凑到了一起,我们坐在这里。呐,有一天,神会把我们所有人都带到一起的。他必定会(瞧?),为了使……
22

不久前,就在德克萨斯州的休斯顿这里,当时主的天使的照片被拍了下来,那天晚上,百斯特博士,在浸信会教会举办了一场辩论会,当时他们把这个登在了报纸上,辩论将会在博斯沃思弟兄和他之间举行,要在我的聚会上,是主把我差派到那里去的。哦,那里来了……他们一点都没有注意到……如果有一样东西是共同的,那就是神的医治了,那样他们每一个都会来,一起交通。因此,有时候就是那样的。共产主义最后会在各处被连根拔起,我们会很高兴地彼此交通,那些拥有宝贵信心的好弟兄们。无论他们是骑在独峰驼上,还是骑在双峰驼上,等等,我们都会很高兴地骑着他们,享受他们的交通。我希望我能活着看到那个。

23

呐,交通是发生在当我们聚到一起时。呐,你无法把乌鸦和鸽子弄到一起,他们彼此之间不可能有交通。他们的胃口不同,他们的习惯不同。只有当你们达成一致时,才会有交通。呐,什么使得人渴望有交通呢?是什么使得我们来到一起,想要彼此交通呢?是因为必须有某种从某处而来的拉动。

呐,不久前我在一个大博物馆中,在那里有一幅亚当和夏娃的图画,是一个希腊艺术家画的。在我一生中,我从未见过如此丑陋的相貌,像那里的夏娃和亚当看起来那样。哦,夏娃看起来是像那样的,头发像这样乱蓬蓬的,下颚歪到一边,一只胳膊朝这边,另一只胳膊朝那边,一条腿差不多有这么粗大,而另一条又像那样。哦,那是很丑陋的相貌,看起来很无情的样子。哦,如果那就是夏娃看起来的样子,当亚当醒过来时,看到她,今天有哪一个男人会有渴望想要一个看起来像那样的女人呢。那是一个艺术品。是的。呐,我们要更加明白一些。呐,如果不是完美的,神就什么都不会造的;那是正确、美好、宝贵、完美的。
24

呐,我相信就好像今天的人……当人发现自己是个罪人时,为什么他不走出去,说:“父啊,我是个罪人;我想要你来赦免我。”不,不。他不会那样做。他做了亚当所做的同样的事,把自己隐藏在某处的树林中。你瞧?他想要保持……为什么?那就是他在起初所行的。那就是为什么我认为夏娃是在这个世上所曾有过的最美丽的女人。我渴望看到她和亚当一起行走在神的乐园中,真想要看看我们的众生之母看起来是什么样的。她是个美丽的人,毫无疑问。亚当很有男人气概,在各方面都很像男人,夏娃,在各方面都很有女人味。

25

但现在,我们发现,使得人渴望交通的是,因为他曾有过一个交通。他的交通是跟神在一起的。今天,人都在竭尽所能,无论他是怎样的,即使他是个印第安人。当我们来到这里时,我们发现印第安人敬拜太阳,敬拜图腾柱。我们去到非洲,发现他们在那些偶像等等东西下面。人竭力要找出在某处的回去的路,因为他最初是与神一起交通的。敬拜就是从那里出来的。他知道他是从那帷幕后面的某个地方来的,他只是想要往那后面看,为要看到他是从哪里来的,他回去的路又在哪里。那就是超自然能大大吸引人注意的原因,是因为人们看到他们是从哪里来的,他们正走在一条什么样的路上。在这个世上,只有一本书能告诉你这点,那就是圣经,你是谁,你从哪里来的,你要去向哪里。完全是那样的;那会告诉你在圣经中的终点,你是从哪里来的,你是谁。

26

呐,当人一开始发现他是个罪人时,他总是想方设法要弄出自己的路,返回去。他完全失丧了。呐,我认为这就是基督把我们比作绵羊,他草场上的绵羊的原因。如果有谁曾放过绵羊的话,当一只绵羊迷失了时,他就是完全地迷失了。我曾牧放过绵羊很多次。我发现那些绵羊,当它从其它的羊群脱离出来后,它就只会站在那里,它就站在那里,咩咩叫,直到狼来叼走它,或是别的事发生。它无法找到回去的路。他完全失散了;他必须要有一个牧人。那就是人类的样子。我们不能拯救我们自己,就好像豹子不能把它的花纹从身上舔掉一样;当它舔时,只会让花纹更鲜亮。那只会亮出它的条纹。他试图要找到回去的路。他现在仍然在用同样的态度,试图想要找到他回去的路。

27

我们发现首先他试图想要做的事,就是他想要用无花果树的叶子把自己遮盖起来,为要使自己……呐,宗教就是一种遮盖;我们知道那是怎样的,是一种遮盖。首先他试图要做的是,把自己遮盖起来;用无花果树的叶子为自己编作裙子。他发现那个不管用。在神的面前,神谴责了人手所做的工作。他根本行不通。

人想要建一座塔,那样他就能脱离所有的洪水和毁灭,在这座塔上找到回去的路,是在巴别塔,要回到神那里。神谴责了那个,并变乱了他们的语言,那座塔就倒掉了。每一次人都试图用他自己的方式,但都失败了。
28

在他丧失了与神的交通之后,他就成了一个流浪汉,必须要自己漂流。在那之前,神照看着他。但现在他发现他必须要自己流浪,那是一件很艰难的事。他不再有一位慈爱的天父照看他,保护他,引领他,指引他,喂养他,给他遮盖,像过去一样照料他了。所以,他不是要回去,而是试图找到他自己的方式。他想要弄出他自己的路再回去。人总是想要搞出自己的方式,总是那样的。将来也总会是那样,我想,人试图找到他自己的方法……每一次他要弄出自己的路时,他总是犯错误。

29

E-29呐,我们发现在这个时代,让我们讲几种方式,是人试图想要再回去的。在这个时代他试图要借着他的智力再把自己带回去。他试图要把自己教育回去。不久前,我们在这里有一个节目,“如果我们能教育这个世界……”大约在二十五年前,世人开始要把自己教育回到团契当中,当我们使得世界变得文明,给他们带去自由女神,也带去了异教等等。我们开始在我们的教会中搞出节目,教导读、写和算术。我们做了什么?使他成为了地狱之子,比一开始还要加倍。

我最近刚从非洲回来。在非洲,他们所做的最糟糕的事是被教育成了异教徒。最难对付的异教徒就是受过教育的异教徒。呐,一个异教徒就是一个不信者。你遇到一个未受过教育的异教徒,有时候你还可以跟他交谈。但你对他进行教育,他对此知道的要比你多,要比神,或是其他任何人都多。我们怎么做的?呐,这样我这里的黑人朋友就会明白了。
当你去看非洲的黑人时,当他在偏远地区的小棚屋里时,他就会很好。他们唯一所需要的就是基督。你把他带到城市里,然后……
30

我告诉你们,在那里他们自己的生活中,他们能把道德教导给这里的这个基督教世界,是这些人根本不知道的。哦,在那里有一个部落,一个女孩要一直等到某一个年龄之后,直到她结婚之后……如果她没有意中人或在那个时候不能嫁给某个人,哦,她就必须要除掉部落的化妆,去到城市中,就像他们一样在城市中成为一个码头工人,陷入到混乱之中。她就不再适合呆在那个部落的社会之中。呐,如果她已经结婚了,在她能嫁人之前,她的贞洁必须要被试验。如果发现她被玷污了,她就必须要说出做那事的那个人是谁,他们两个人都要被杀死。今晚,如果他们在好莱坞,或洛杉矶,或在美国这里也这样做,会怎么样呢?会有很多人被杀死的。在非洲没有像那样的夜生活。不,他们要比我们这些自称是基督徒的人活出更高、更洁净的道德生活。是的,先生。如果那个女孩被发现是有罪的,如果一个女人被发现跟人鬼混,对她的丈夫不忠,她就要在那里跟那个和她生活在一起的人一同被处死。是的,先生,在他们中间没有不道德的事。在所有那些分辨人心的案例中,我从未在他们中间发现一例性病。是的,在他们中间一个也没有。我发现过肺结核,别的病,甚至是大麻风,但没有不道德和任何性病。

31

呐,瞧这里,他们是四海为家的人。我们用我们的教育干了什么?我们把教育带到保留地。结果你在那里踢到铁皮罐……他们想把那些人脸上的部落化妆除掉。山羊,猪啊等等在那里到处乱跑,四五个孩子,四五个男人,四五个女人。那就是文明对他们所做的。过去这个国家曾经是很美丽的,印第安人自己生活在这里,只有很少的罪恶,一点点的部落战争。但当白人进来时,他带来了什么?女人,威士忌,杀害,谋杀。看看现在是怎么样了。瞧?文明总是会带来罪恶。当人开始在这地上增多的时候,强暴就增多,神就毁掉了这世界。

32

罪恶是随着文明进来的,所以你的教育永远都无法把你带回到与神的交通中。这是个很难的陈述,但让我带着完全的忍耐这样说,我不是要支持我的无知,但我认为耶稣基督的最大仇敌就是教育。教育世人,你得到的是一群受过教育的异教徒,你无法对他们做任何事。

不久前,有一个联邦调查局的人在我的聚会上被转变了。他带我进到房间里,指给我看犯罪是从哪里开始的。有一次,在一场聚会上我做了那样一个声明,他指给我看一张地图,就好像你们拿一个小东西,在地图上标出某些特定的地方,那表明了在哪里的人受过最高的教育,在那里的犯罪就最多。是的。他们认为他们能逃过法律,等等之类的事。受教育……对人们魂的救恩来说,教育成为了一个负能量。呐,教育是好的,但它永远都无法取代救恩。所以人试图要把自己教育回到基督那里,就是在对空气打拳。他永远都无法做到的。他无法那样做。
33

呐,当那个失败了时,他们试图要把人们带回到团契中。在那之后,他们认为他们能把世人组织起来。卫理公会要有他们的组织,浸信会要有他们的,天主教要有他们的,五旬节派要有他们的。那又是另一个致命的错误。你永远无法那样做;你不能做到;你就跟那些在教育计划中的人一样是在对着空气打拳。你永远都无法那样做到。那从一开始就不是神的计划。你说:“哦,我们有一个大计划。我们有……”那也许是那样的,但教会被计划得死死的。是的。我们不需要计划;我们需要祷告会。是的。我们不需要教育。

我们需要救恩,这就是我们需要的。救恩不包含在教育中。救恩不包含在宗派中。教育有它的作用,宗派有它的作用。但那不是最根本的原因,因为那不是我们能再回到交通之中的方式。
34

呐,坐在这里的人,这里的这个人是浸信会的,在那里的那个人是五旬节派的。他们处在不同的时代中。然后是五旬节派一神论,五旬节派三神论,你知道,有多少五旬节派的组织,都像是这样。神的会,四方派,每一个组织(瞧?),都是彼此划清界限的。如果神召会把我带进一个城市中,那么其他的派别就不想有一点关系。如果其他的派别带进来,他们其他的组织也不想有任何关系。瞧?看起来就是那样的。你永远都无法把人们组织到团契中。你做不到。那不会成功的。那不会管用的;不是神的计划。

35

呐,你能看到他们正在做的是何等伟大的事了吗?神从不毁掉任何东西。但人是在靠着自己的智慧把自己毁掉。在伊甸园里有两棵树。其中的一棵是生命树;另一棵是知识树。人第一次从知识树上咬了一口,就把自己跟神的团契分开了。每一次他咬一口,都是在毁灭自己。他发明了火药,就杀死了自己的同胞。接下来的是他发明了汽车,杀死的人要比枪弹更多。现在他又给自己搞出了原子弹,他要用这个东西做什么?瞧,他会毁灭自己的。一直以来,借着他的知识,他做的……为什么他不回到这棵简单的信心树上,并相信呢?瞧?那是他必须要做的。

36

呐,注意现在所发生的事。呐,我们发现人类现在有一个计划;他们在俄国有;他们在美国也在进行,以至于借着科学,他们要找到回去的路。呐,不久前,科学家带着一个瓶子去到了俄国,甚至他们能把肌肉放回到一个患有小儿麻痹症的人身上;他能使肌肉再长出来。他们拿来一个小瓶子,并摇晃它,“我们在这个瓶子里有医治。我们在这里有医治。我们在这个瓶子里有救恩。”

瞧,科学,他们能尝试去到月球上……那是又一个巴别塔。所以他们就……所有那些不同的事情,竞争着要把人造卫星送到月球上。哦,弟兄,我不是在一场比赛中,但我要告诉你们一件事,我这里有一个节目,不是我有,而是神有,我只是他的推销员。现在我告诉你们,这是一个能把你带到比月亮还要远几百亿,千亿光年还要远的地方。是的。在那里,如果你去到月球上,你都无法坐下来,因为,瞧,你会再跳回去的,除非你有块磁铁把你吸在那里。你连一夜都呆不过去,因为你会被冻死的。在白天你会被烧起来的。当你去到了那里时,你能做什么呢?我不想要去到那里,我想要去到是我家的地方,那是在另一边的。是的。在一霎时,在眨眼之间,就会起飞,被提到被提之中,去与主耶稣同在,在那里我们会活到永永远远。没有什么能拦阻你,你会一直呆在那里,直到永远。那是一件何等荣耀的事啊。
37

呐,你们看到所有的这些宗派,差别,科学家,和他们所有的教育,所有的宗派,所有的差别,种族隔离,等等,我们已经离开了主要的原则,那个神能把人带回到团契之中的唯一方式。我们不能借着种族,种族隔离来成就;我们不能那样做。我们不能借着国家那样做。他们想要一面旗帜,一个国家,一种语言。哦,某个时候必会成为那样的。呐,人们想要那个的唯一原因……德国人想要那样;他想要所有的人都说德语,所有的国家都说德语。如果你不会说德语,就不在其内。

我刚去过非洲,布尔人认为……他们有一种杂交的话语,有一点法语,一点英语,一点德语,所有的语言都混合在一起,他们说:“哦,当千禧年临到时,在千禧年里必会使用那种语言,”基督徒们那样想。哦,英国人想要认为,你们知道不列颠人,“哦,肯定的,在千禧年里必定会是说英语的。”但我告诉你们,你们会大吃一惊的。那将会是一种属天的语言,是你以前从未听到过的,我们将会说那种语言,不会是“星条旗之歌,”也不会是纳粹之歌,或是半圆的镰刀斧头的海克斯圆圈歌。不会是任何一种国旗,而将会是,“那古老粗壮的十字架,沾满了神的血,是痛苦和羞辱的象征。”那才是那旗帜。一面旗帜,一个王,基督耶稣,一个国家,一群子民,一种语言,所有的基督徒都重生了,那个时候将会是那样的。
38

呐,神在伊甸园里就设立了规则,从一开始就谴责了人自己手中的工作。当人犯了他的第一个错误时,他试图要借着他无花果树叶子的宗教再找到回去的路,神谴责了那个。他怎么做的?他杀了只动物,弄来些羊皮,我相信是的,把人包裹在里面。所以那表明了需要神的血,那一直都是神的规则,也永远都是神的规则;借着血才有罪得赦免,若不借着流血,就没有罪得赦免。无论你用任何你想要用的方式;除了那个,所有其它的规则都会失败的。若不借着流血,就不会有罪得赦免。

神在一开始就在那里设立了规则,能回到与神彼此交通的唯一方式,就是借着他儿子耶稣基督的血。他杀了那羔羊,或说是绵羊,剥下了羊皮;有什么东西死了,来遮盖他们。完全是那样的。你无法组织它,你无法教育它。你不能用科学证明它。你必须要在信心的根基上接受它,就是有什么东西为你死了。那就带来了交通。
39

呐,约伯相信那个,那是圣经中最古老的经卷。约伯接受了那个血祭。他接受了那个火祭,就是那被杀的羔羊。记住,他坚定地站稳在那里。当时一切事情都临到了他,甚至他的教会成员也说:“约伯,你犯罪了;你得罪了神。”一旦……

让我们来看一会约伯。我们看到他献上了那祭物;他为他的孩子们献上了赎罪祭,并说:“恐怕他们犯了罪;他们也许会犯罪得罪神,所以我要为他们献上火祭。”
那岂不是很可爱吗?如果我们今天有那样的人,如果我们的母亲和父亲们能想到我们的孩子们,而不是让他们去到外面的街上,跟抽烟的人在一起,出去参加那些摇滚舞会等等,做他们想要做的事……如果我们让他们呆在家里,在祷告会上为他们祷告,那就会是一个截然不同的世界了。是的。
约伯说:“也许我不能挽救我儿女的罪,但如果他们犯了,我会站稳在这个火祭上。我要献上一个火祭。”
40

当试炼和诱惑临到时……呐,约伯走了神所提供的路,献祭,血,火祭,他站稳在那里,当试炼和诱惑临到时,哦,如果他是属于宗派的,那他早就跌倒了。他是科学家,他也早跌倒了。因为他是……他所拥有的一切都被拿走了。他的孩子们被杀害了。他的财富被夺走了。他的健康没有了,他坐在炉灰中,用一块瓦片或是什么的,刮他的毒疮,以至于他的妻子都说:“约伯,你为什么不咒诅神,死了算了呢?”

他说:“你说话如同愚顽的妇人。”他没有说她是愚顽的,但她说话像一个愚顽的妇人。他说:“你说话如同愚顽的妇人。赏赐的是耶和华,收取的也是耶和华,耶和华的名是值得称颂的。”当他们下来,他的安慰者,教会成员,下来并控告他……他知道他是公义的,因为他不是信靠自己的功劳,他满足了神的要求,因为他是站立在那个血祭上。是的,先生。他知道他是公义的,因为他满足了神的要求。
因此,你注意到,如果你能坚持站稳,站在那宝血上,不依靠别的什么。你可以属于你的宗派,那没问题。你拥有教育,那也很好,科学,那没问题。但首先,要把你自己放在那宝血上。唯一能与神交通的地方,就是宝血。
41

呐,注意约伯,无论什么来到,失去什么,他的教会说什么,其他的人说什么,他都知道他满足了神的要求。他是站在那血上,火祭上。注意,当他最后的试炼时刻来到时,他们告诉他说让他咒诅神,死了算了,等等,他说:“你说话像愚顽的妇人。”

然后以利户下来了。“以利,以奥”意思是“神是强壮的那位。”分开他的名字,你就会得到神在基督里的代理人。他下来,没有控告约伯是个罪人。但约伯想要知道神在哪里,他可以去敲神的门并与神交谈。那一位在哪里,公义的那位,以利户告诉他,那位能够站在破口之上的,要把他的手放在一个罪人和一位圣洁的神身上,在一个罪人和一位圣洁的神之间架起桥梁,然后那个真正真实的血祭就会在某一天来到。
42

约伯是个先知,当圣灵降临在他身上时,他进到了圣灵里;雷声开始轰鸣;电光开始闪耀;他站立起来,说:“我知道我的救赎主活着,末了他必站在地上;尽管皮肉之虫要毁坏这身体,然而我必在我的肉体之中得见神。”他接受了那个血祭,直到那位真实的来到。他看着这个,并明白这是那位将要来到之人的影子,因为神在伊甸园里就已经要求了这个,约伯就是站在那个祭物上。是的,先生。神应许与人相见的唯一场所就是在血下面。

在旧约中,以色列人,神能与以色列人相见的唯一场所就是在所洒出来的血下面。他们从各个民族而来,在那里羔羊被杀了,但神与人相见的唯一地方就是在洒出来的宝血下。在羔羊的血下面,就是与神相遇的地方。那就是他与他的子民相遇的地方。那就是他见他的教会的地方。那就是他满足你的需要的地方,就是在宝血下。在宝血之外,没有赦免,神也不垂听,只有借着宝血。
43

呐,我们翻到民数记,在民数记第19章,当时以色列人在旅程中,神告诉他们去找一头红色的小母牛来。呐,注意这个一会,这个象征。呐,“去找一头红色的小母牛,在她身上从来都是没有加过轭的。”她没有负轭过,从来没有在轭之下。她是红色的,必须要全身是红色的。呐,对一些事情来说,红色是一种不好的颜色。红色在红绿灯里意味着停下,等等。但红色也是一个约的迹象。呐,你曾用科学试过透过红色来看红色吗?如果你透过红色看红色,红色就成了白色了,透过红色看红色就成了白的了。所以当神看过去……我们的罪虽红如丹颜,也必变成洁白如雪。当他透过他独生爱子的宝血来看我们时,他就不会看我们是红如丹颜的罪人了;他看到我们像雪一样洁白,当我们在宝血下时,已经在他独生爱子的血里被洗净了。哦,圣经和它的插图是多么美好啊。透过红色看红色就是白色。我知道对我们来说,那是一个大迹象,一个约的迹象,那头红色的小母牛。

呐,她是在夜晚时分被杀的:基督的预表。呐,当基督上去时,他从来没有背负法利赛人或撒都该人的轭;他只背负一个人的轭,那就是天父。他和天父一起负轭,他们是一位。那也是基督徒必须要成为的样子。无论你是卫理公会,浸信会,长老会,无论是什么,你都必须要首先跟耶稣基督一起负轭。“你们要负我的轭,学我的样式,因为我是柔和谦卑的。”只有你与基督一起负轭,那样才会把你带回到与神的关系和交通中。
44

呐,我们注意到,那头母牛是在夜晚时分,当着所有会众的面被杀的……基督也是在夜晚时分被杀的。呐,当母牛被杀死后,她的身体必须要被烧掉,包括蹄子和所有的一切。那是要弄出分离的水。呐,在以弗所书中,我们翻到那里,可以看到我们是借着道的水被洗净的。分离的水就是神的道。

那必须要保存在一个干净的地方,当有什么旅行的人,或有什么罪人经过时,要进到主的会众中间,这个就要被保存在干净的地方。然后,大祭司要用手指蘸七次血,在门上弹七次,以利亚撒。是的,那进到会众中的……
呐,看看,这是何等美妙。哦,我希望你们不要错过这个。注意。首先是什么事呢?呐,我们的浸信会,卫理公会,五旬节派弟兄,我希望你们能放松几分钟;我想要你们看到这个,没有别的。
45

不久前,在这里,我在一次交通聚会上讲到了这个,一个美国的伟大拉比在后面那里跟我见面,说:“在我的一生中,我从未听到像那样的话,我是一个拉比,并来自一个拉比的家族,祖先都是做拉比的。”呐,他是个五旬节派的拉比,拥有圣灵的洗。我在什里夫波特跟他一起讲道,那个妇人告诉他说:“先生,拉比,我在你的房间放了一台电视。”

他说:“那不是电视,是地狱视野,搬出去。”
她说:“哦,你不是个拉比吗?”
他说:“我是个五旬节派拉比;赞美神。”他说……是的。
46

呐,注意这个象征。呐,母牛要被烧掉,跟她一起被烧掉的是牛膝草,红杉和红布,都要跟母牛一起烧掉。呐,注意,红杉是一种红色的木头,染色的木头,白色和红色混合在一起,象征着十字架。红布是公羊的毛在血中被染色过的。牛膝草是被一起放进去的杂草。牛膝草就是你们用来蘸血的。在红布,红杉中的血,都要一起都烧掉,为要制造什么?为要制造分离的水,制造分离的水,保存在一个干净的地方。

呐,罪人来到,他是不洁净的。呐,注意,分离的水,灰跟水混合在一起,意思就是生命的灵等等。但借着分离的水,他被从罪中分离出来。
47

呐,我的浸信会弟兄,我想要问你们一件事,如果称义就是神所要求的一切,我想要问你们这个问题:当那个人被分离的水分开之后,水撒在他身上,然而他还不能进到主的荣耀的敬拜之中。他不能那样做,因为他只是被水撒在身上,脱离了他的罪。那使他跟罪脱离了,但不能将他带进团契中。是的。那只是把他跟罪隔开了。呐,以弗所书说:“我们借着道的水洗净。”

呐,你听这道,并尽你所能地虔诚,你的牧师是一个学者,你是神学博士,一个学者,那仍然无法把我们带进团契之中。不,先生,那做不到的,因为他们只是被从罪中分开了。呐,那是一个……因信称义是马丁•路德的教导。我们知道这个。借着信心被称义,但那仍然无法带来一个团契。
48

呐,我们知道接下来信徒必须要做的是,在他跟罪分离之后,然后他要怎么做呢?接下来你要做的是,他要被转向法庭。当他去……哦,当我谈到这个时,我就觉得兴奋。瞧,接下来他应当看的是,他有七条血痕在他面前,为要显明那七条血痕代表着七个教会时代,或七千年,每个时代都必须要被那血代表,不能是别的,没有别的方式。从创世记到启示录,从伊甸园到千禧年都是血,只能是血。

另一件事,信徒必须要认识到这一点,信徒进来,朝着……呐,他还没有在团契中,尽管他已经从罪中被分离了出来,但他还没有在团契中。他必须认识到那血走在他前面,有什么东西死了,走在他前面,希伯来书13:12节和13节说:“所以耶稣用自己的血叫百姓成圣,也就在城门外受苦。”那带出了你们卫理公会的人,好的,成圣了,但仍然不是在团契中,仍然不能那样做。当他们去到……他就在,在这会堂中。你们可以彼此团契,彼此问候,但仍然无法进到神的团契中。
49

呐,那时候一年一次大祭司(哦。)必须要以某种特定的方式穿着。他必须以某种特定的方式受膏。他必须要用沙仑的玫瑰所做的香膏膏抹。他们要倒在亚伦的胡须上,一直流到他的衣襟。他必须以特定的方式做衣服。另外,他必须以特定的方式走路。在他衣服的边缘,必须有一个铃铛和一个石榴,一个铃铛和一个石榴。他必须要以某种特定的方式走路,发出“圣洁,圣洁,圣洁归于主。圣洁,圣洁,圣洁归于主。”他在做什么?他在就近神的荣耀,那个真正的团契。哈利路亚。呐,你瞧,他必须要发出声音。会众唯一能知道他不是死掉的方式就是因为他们能听到那个声音。我告诉你,一个教会失掉了它的声音,那就有什么事情发生了,就像世人一样,因为无论神的荣耀在哪里,那里都会有一个声音。

注意,那个人受了恩膏,亚伦走进去,把血端在他的面前,走进去,“圣洁,圣洁,圣洁归于主。圣洁,圣洁,圣洁归于主。”那些铃铛叮当作响,他受了恩膏,走进了至圣所。那些会众是何等地羡慕那个人啊。某一天,他走进那里,把他手中所有的那些陈旧的东西都放下,当他再走进去时,那些东西都已经是死的了,只有一根旧手杖,长出了生命,开了花,上面结出了杏子(是的,先生。),那杖就摆在神的荣耀面前。
我告诉你,对世人来说也必定会那样。那会让一个已死的旧教会发出神的荣耀,把教会的信心和能力生发出来……是的,先生。
50

注意所发生的事。他在那里受了膏抹,走进那个地方的后面,他们只能听,听着那些铃铛。亚伦站在神的荣耀中,靠近那施恩座,在那里,有基路伯张开翅膀遮掩着施恩座,看护着施恩座。他们可以在那里听到。哦,他们的心是何等渴慕进到那里啊。“圣洁,圣洁,圣洁归于主。”他们知道那对亚伦意味着什么。哦,他年复一年地走进去。普通的会众无法走进去,他们尽管是生活在血下面,但还不能进到神的荣耀中。

但当真正的宝血来到,神儿子耶稣基督的宝血,他打破了中间的隔墙,他把幔子从上到下撕开了。现在凡愿意的信徒,都可以进到神的荣耀中。一个人借着相信这道,经历了因信称义,借着成圣,洁净了自己的罪,他就成了一个能进到五旬节荣耀之中的候选人。
神在五旬节那天也做了同样的事,当时他借着因信称义拯救了教会,罗马书5:1,成圣,他……我相信是在约翰福音17:17说,“父啊,求你借着真理使他们成圣,你的道就是真理。”但在五旬节那天,那道隔墙被推倒了,在五旬节那天,那幔子被从上到下撕裂了,信徒得以进到神的荣耀中,神的能力降临在他们身上。“圣洁,圣洁,圣洁归于主,”以未知的言语发出赞美和荣耀。他们从那里发出了呐喊和欢呼。
51

那是团契的唯一场所。弟兄,那是唯一能使犹太人,希腊人,白人,黑人,黄种人,棕色人种,都在基督耶稣里一同坐在天上,能进到神的荣耀中的唯一场所。在他们中间没有羞耻。弟兄们,我相信那也是今天五旬节教会的问题所在。我们发现人们都变得很害羞。他们羞于说,“阿们。”他们甚至羞于荣耀主。有一些传道人站起来说“阿们”,就好像一头抽了筋的小牛一样。他们像这样的方式走到台上。我恨恶那种事。我喜欢……让一大堆人站起来歌唱一些伟大经典的歌曲,想要穿着和其他教会一样的衣服。那不是团契。如果有什么东西是我恨恶的……请原谅我几分钟前的表达,我不是有意要像那样说的,请原谅我。但当我想到教会所落入的那种境况,如此古板和怪异。哦。出了什么问题?你看到他们站在那里,想要唱……

52

不久前,我站在一个圣洁的教会中,在那里有一个唱诗班站在后面;我想要说一件非常糟糕的事情。他们不知道我就坐在牧师的读经室内。那个唱诗班走了上去,大卫•杜波莱西正在为国外宣教工场收取奉献。那些小伙子们身穿长袍等等,跟那些女孩们一起从那里走出来,举止失常,讲着笑话,其中的一个开始说:“呐,我是个瞎子;我正在国外的宣教工场上。让我来告诉你,你为我放点钱在里面吧,”像那样东倒西歪。上到那里,想要用一种受训过度的声音唱歌,尖叫呐喊,像他们唱歌那样。你能知道他们不是在神的荣耀里唱诗的。

我恨恶受训过度的声音:站在那里,屏住他们的呼吸,好像他们脸上都变绿了一样。那不是歌唱。如果有什么,我喜欢老式的自由五旬节重生的……在圣灵里的歌唱。那表明了他们还没有得到圣灵。他们离开了神的荣耀。那是你能使卫理公会,浸信会,长老会,路德派,天主教,一神论,二神论,三神论,等等,进入神荣耀的唯一场所。那是能进行真正团契的唯一场所。一个男人和女人,一旦走进到那后面,那在任何人里面就没有区别了。他们都在那里成了弟兄,因为他们只知道一件事,那就是宝血。他们知道他们是弟兄。阿们。咻。我真希望我现在身材能有加倍的增高,那我就能加倍地享受喜乐了。
53

是的,团契,在宝血下团契,神唯一的药方……宗派会把我们分开;教育会把我们分开;科学会把我们分开。但耶稣基督的宝血会洁净我们脱离罪恶。我们行在光中,如同他在光明中,我们就彼此相交,是神荣耀的光。阿们。

好像一个人结婚……当他结婚时……你生活在一个有三个房间的家里。你知道吗?哦,你说:“哦,对不起,我有十个房间。”不,你没有。你只生活在一个有三个房间的家里。那是你的……你也许有三张或四张床,三个或四个储藏室,等等像那样,但你实际上是生活在一个有三个房间的家里。神生活在一个有三个房间的房子里:父,子,圣灵。你生活在一个有三个房间的房子里:魂,身体和灵。
54

呐,你生活在一个房子里,有一个厨房,一个客厅,一个卧室。当你跟你的妻子谈话时,首先提到的是什么?是厨房部分,交通。好像一个人进到教会里,他坐在后面;当他进来听这道时,他就跟其他的人彼此有了一个交通。“信心是从听道来的。”然后接下来是,在其它房间里,是订婚的房间。哦,有很多人认为只要他们进到了厨房里,那就万事大吉了。不,你只是在吃(瞧?),你只是在吃东西。然后下一个房间是订婚房间,在客厅你表达对你妻子的爱。但现在等等,有一些人只走到那么远。记住,进到下一个房间里,不仅仅是交通,而是发生一种关系。

那就是今天教会的问题所在;他们长着一张害羞的脸,如果你能明白我的比喻的话;他们不想要跟神有那种关系。他们宁愿有某个拖沓,冰冷,形式化,古板的组织,说:“我是长老会的。”“我是卫理公会的。”“我是浸信会的。”“我是五旬节派的。”然后到了真正去到跟神的那种关系里,去生出那个哭泣的婴孩,呼喊“阿爸父。”的时候,他们就以耶稣基督的福音为耻了。保罗说:“我不以耶稣基督的福音为耻,因为这是神的大能,要拯救一切相信的人。”
我们永远不能教育他们进去。我们不能借着宗派让他们进去。我们也永远不能用科学把他们带进去。他们必须要生在里面。是的。
55

当一个婴孩出生时,对那个婴孩的生命来说,要出现三个元素。首先是什么?请原谅我,姐妹们。首先出来的是什么?水。如果不是那样,就是一个干枯的婴孩;那个婴孩就不正常。第二件事,血。对吗?接下来的是什么?生命。从耶稣出来的是什么?水,血,生命。刺穿了他的肋旁……自然的出生怎样,属灵的出生也怎样。

如果一个婴孩出生,他是早产的,他不会哭泣,在他没有情感,那个婴孩出了什么问题?他是一个生来就死掉的婴孩。那也是今天教会的问题所在。我们的五旬节派出了什么问题?我们生出了太多生来就是死掉的婴孩。完全正确。是的,先生,我们是那样的。那是完全正确的。如果一个婴孩像那样是早产的,你会怎么做呢?你只要抓住孩子的后脚跟,把他提起来,给他的屁股来一点原生质的刺激,用你最大的劲,那就会使他醒过来。如果今晚有什么事情是教会需要的,就是借圣灵的大能而来的老式福音式的打屁股。
56

[磁带有空白—编者注。]有一件事跟那个有关系,因着那个把我们分开了。胡说。那表明我们还没有进入到神的荣耀中。那是完全正确的。

当我还是个小男孩时,我弟弟和我,我们去到我们家后面的野地里;我们碰到了一只很老很老的淡水龟。我不知道你们西海岸这里的人知不知道他们是怎样的。有多少人知道一只乌龟,一只淡水龟是什么样的?好的。对我们小孩子来说,他是看起来最滑稽的东西;他看起来太可怕了。这是他们的长腿,你知道,像这样伸出来。我说:“弟弟,他岂不是一个看起来很可笑的东西吗?”
他说:“是的,他是。”
我说:“让我们过去看看他。”那淡水龟就好像很多的基督徒一样,你知道,所谓的基督徒,咻,把自己缩进了壳子里。“哦,你是那个圣滚轮伯兰罕弟兄。”“啊,你就是那个相信神的医治的人,你就是那个神医。”哦,你们这些老乌龟。瞧?
57

然后,首先你知道的是,我说:“哦,等一下,弟兄。”我说:“我要修理他。”我们想要看到他走路。他不愿意为我们行走。他只是坐在那里,好像是死的一样。那正是教会所做的,都缩进了你们长老会的壳子里,你们卫理公会,浸信会,五旬节派的壳子里,都圈了进去,“我们不想要跟他们其他的人有任何关系。啊哈。”

你知道我怎么说的吗?我说:“我要找一根枝条;我要抽在他身上。”我去找来一根长柳树枝条,我用尽全力抽在他身上,他却一点反应没有。你无法抽到他里面去。我说:“我告诉你;我要修理他。”我把他弄到溪水边,抓住他的壳,我说:“我要淹死他,他就会走路了。”我把他放进水里,只有几个气泡冒上来,然后就不动了,一点反应都没有。弟兄,你可以为他们向前施洗三次,再向后施洗三次,倒水在他们身上,无论你怎么做,他只是一个干的罪人下去,一个湿的罪人上来。
58

但你知道我怎样使他动起来的吗?我生了一堆火,把那个老伙计放在上面。他就动了。今晚教会需要的不是一顿抽打,不是神学,而是圣灵的洗和火。阿们。那就会使一个教会行动的,用福音为教会生一堆火。借着圣灵的洗,把神的火降在了他们身上。那就使他们行动了。赞美神直到永远。能使教会行动的也是那个。

在宝血之下,宝血带来了火。祭物是借着火被献上的。在火上的血,生出烟雾,那甜美的馨香之气上升,去到了救赎主自己那里。那甜美的馨香之气就是当信徒在所洒出来的宝血之下祷告时,人们在血的祭坛上所发出的祷告升了上去。今天,当祭物被圣灵焚烧时,当你借着耶稣基督的宝血带着你自己的祭物,把你自己放在祭坛上,被宝血遮盖,圣灵抓住了那个,就会发出甜美的馨香之气,去到神那里,把你带进神的荣耀里,那是交通的唯一场所。阿们。
59

团契,那就是我们所需要的,神的团契方式。只有一种方式。就是神所提供的团契方式。我们不能把我们自己教育进去。我们不能把我们自己打扮进去。你也不能借着宗派把自己弄进去。你必须要借着耶稣基督的宝血生在里面,把你带进神的交通中。那样,“我们行在光中,如同神在光明中,我们就彼此相交,神儿子耶稣基督的血就洗净我们一切的罪。”阿们。

我们还怎么可以有歧视,宗族歧视呢?我们怎么能坚持宗派歧视,还说我们是行走在光中呢?我们怎么能坚持歧视,反对神的道,并说:“神迹的日子过去了”呢?神自己的道。因着我们不得不面对那些事情,说:“哦,我就是无法使它实现;我不相信那个。”为什么你不见证你是个信徒呢?耶稣说:“这些神迹要随着信的人。”问题就解决了。那是给信徒的。
60

这就是我是五旬节派的原因。这就是我相信的原因,因为我找到了他们。我曾走进那些地方,那些大地方。我曾去到那些五旬节派的人中间,他们就在华盛顿那里,当时副总统尼克松和他们所有的人都在那里。那一点没有拦阻到他们。当神的大能降下来,他们呐喊,赞美神,在各处都是一样的。他们不以福音为耻,因为他们是在团契中。哈利路亚。当一个人从神的圣灵而生时,就一定有什么事情发生在了他身上,他就被带进了神的荣耀中,他成了神的一个孩子。信心住进了他里面。他就成了亚伯拉罕的后裔,因为他在基督里死了,成为了亚伯拉罕的后裔。哦,世人啊,巴不得他们能知道那是怎么回事。

61

我要告诉你们怎么回事,我们是在哪里犯错了,请你们原谅我,我要说说这个作为结束。我们在哪里犯错了,我们想要借着宗派把自己弄进去。“我们有,他们其他的人都没有。卫理公会,浸信会,长老会,他们什么都不是,他们都是老套、冷冰冰、形式化的。”如果你们不小心,我们就会成为老套、冷冰冰、形式化的,他们就会振作起来,继续向前走的。那是完全正确的。我们就会看到并发现我们自己是那样的,因为他们是从右边和左边各处而来的。

你们看到现在那些主教们在说:“我们必须要回到福音上。我们必须要回到五旬节。在我们的教会里必须要有说方言,翻方言,有神的医治者,等等这一切。”哦,弟兄,怎么回事。你们不要把这磁带给卖掉。
62

[说方言和翻方言—编者注。]阿们。赞美神。阿们。阿们。感谢你,耶稣。赞美归给神。哦,神的……荣耀归给神。哦,主啊,降临在我们身上。父啊,求你降下你的祝福给我们。我们带着饥渴和敞开的心等候在你面前。愿主的名被称颂。主啊,我们何等感谢你。

哦,这岂不是很奇妙吗?哦,弟兄,你们谈论分辨的灵,异象,这岂不是完全一样的吗?这岂不是翻方言,说预言吗?看到圣灵所说的话了吗?也许他们两个人从未彼此认识过,或见过对方,非常怀疑他们曾见过。他们却在这里,一个说方言,另一个翻方言,这完全与这道相符合。你们注意到他说了多长时间吗?他怎样使用他的形容词,他的句子怎么排列。你注意到翻方言是怎么来的吗?完全是同样的,就在后面,跟他说方言的方式完全一样。哦,那是圣灵在我们中间。我们对这种事情都变得麻木了。弟兄,我们就是认识不到,这是一件何等伟大的事。哦,神多么想要把他的祝福倾倒在他的教会中啊。你们不相信这个吗?哦。
我奇怪,刚才当圣灵说话的时候,为什么他停住了我,不让我说出最后的那几句评论。当我要说一些关于宝血的事情时,为什么他说了出来?因为他说出了方言的解释,这样你们就知道那是他说的话了。他给出了见证,说:“不要在意那个陶土,但信息是真实的。是的。哦,哈利路亚。赞美神。摆脱所有的束缚,放松自己,那样你就能真正进入到神的荣耀中,有神在那里。那才是团契,耶稣基督的血,使你们所有的卫理公会,浸信会,长老会,路德派,你们所有的人,都在基督耶稣里成为一。阿们。感谢归给神。哦,弟兄。
63

我知道你们认为我疯狂了,但我没有。我没有。我知道我是在哪里。但感觉到神的灵降临在这里,或说在这某日,在道之下降临在这西海岸,这是何等的荣耀。道,神尊重这道。那就是……

听着,这样你们五旬节派的人就可以知道了。瞧?神尊重道中的这些异象,因为他应许过了。哦,同一位神应许过了这个,应许要把神的荣耀给他的子民。瞧,是同一位神,只是在另一种样式中,要把另一种祝福带给你们。咻。阿们。
哦,巴不得我能让每一个人都同心合意地明白,这岂不是很奇妙的吗?哦,这肯定是荣耀的。哦,病人将会得着医治;瘸子要行走,跳跃像鹿一样。罪人将会一路哭泣,奔向各各他,神会临到各处。我们今晚就不用回家了,我们会整夜呆在这里,明天一整天,后天一整天。各处的街道都会被神的大能充满,他想要像一道光一样降在我们身上。
哦,哈利路亚。为此我是何等爱他。他的良善和他的怜悯永远长存。他是真真实实的永生神的儿子。阿们。耶稣基督,再没有别的了。他是永生神的真正儿子。他是我们的救主,我们的医治者,我们的王,我们的王子,我们的生命,我们的喜乐,我们的健康;对我们来说,他是一切的一切。何等奇妙啊。我们何等愿意把他介绍给世人,让他去到某个人那里。何等奇妙。他……
64

[有人发预言—编者注。]赞美归给神。哦,真奇妙。看看那个说出这话的可怜妇人,那个看起来很可爱的老妇人,她的头发都花白了,要去到永恒,她知道她没有太长的时间在世上了,当我们到了像那样的年龄时……如果不是那样的;那个妇人怎么能说这样的话呢;她无法控制自己,那是从她里面爆发出来的。是圣灵在发出他的……“我要用我的灵浇灌我的仆人和使女。”是的。朋友们,那完全是神的应许。哦,哈利路亚。巴不得我们能看到那是怎么回事。我们就可以享受了。哦。

我相信我们应当首先呼召罪人来到祭坛上,你们不这样认为吗?好的。请某个人离开去到钢琴那里。罪人朋友,我想要奉主耶稣的名邀请你们,首先在他道的基础上,在说方言和翻方言的基础上,预言落在了那个坐在那里的甜美的老妈妈身上,他们每一个人都在说着同样的事,呼召,呼召,呼召。有一件事是我们当做的。让我们站起来。弟兄,你要弹什么歌?是什么?“我奉献所有。”到这里来,弟兄;我想要你来帮助我唱这歌。
我奉献所有,
我奉献所有,
都献给我尊贵救主,
我奉献所有。
65

当他们再弹那首歌时,你是真的全心想要那样吗?你们预备好要献上一切了吗?女人们,你们预备好了,要为基督放弃你们的时髦吗?绅士们,这里的男人们,你们愿意放弃你们的抽烟,你们的喝酒,你们的赌博,放弃你们的信条,为要找到基督吗?教会成员,你们预备好要为了基督放弃你们的教条吗?在那天,你们的教条会被谴责的。你的基督会被接受。因为你会被一位愤怒的神审判,他不会去看任何东西,只会看他独生爱子的宝血。那是唯一能通过的。无论你是多么好,你是何等忠诚,如果你不被宝血所遮盖,生活在神的荣耀中,在那日,你就会失丧的。只有在那里存活。

现在,你们愿意献上吗?请上到这里来,让我握住你的手,跟你们围着这祭坛的人一起祷告。上来吧。教会成员,无论你是谁,请上来。
我奉献所有,
我奉献所有,
都献给我尊贵救主(神祝福你,我的……),
我奉献所有。
我……(来吧,罪人朋友们。来吧,看起来不冷不热的教会成员。来吧……神的荣耀。)
我奉献所有,
都献给我尊贵救主,
我奉献所有。
我奉献……(我放弃一切教条,我放弃别的一切,主啊,我想要你。你们愿意上来吗?好的,上来吧,女孩们。)
我奉献所有,(我奉献所有)
我奉献所有,(你们现在不愿意上来吗,从楼道上走下来,上来吧。)
都献给我尊贵救主,
我奉献所有。
66

有多少人想要圣灵,现在上来吧,接受他。上来吧,奉献一切。奉献你的意愿,奉献一切来接受圣灵。从上来的楼道那里走下来吧。你们所有在基督之外的人,请上来吧。神的这荣耀是真实的。我借着这道和神做见证。这是真实的,朋友们,趁着你还有机会上来,来吧。好的,让我们来唱。

我奉献所有,(我奉献所有)
我奉献所有,(我奉献所有)
都献给我尊贵救主,
我奉献所有。
我奉献所有,(我奉献所有)
我奉献所有,
都献给我尊贵救主,
我……
67

哦,你们难道感觉不到神的圣灵吗,他现在正运行在这会堂中。来吧,站在这周围,让传道人们,现在上来这里作祷告。

我奉献所有,(我奉献所有)
我奉献所有,(我奉献所有)
都献给我尊贵救主,
我奉献所有。
现在,每一个人都举起你们的手来,开始赞美神。
我奉献所有,(我奉献所有)
我奉献所有,(我奉献所有)
都献给我尊贵救主,
我奉献所有。
只要赞美他。把荣耀归给他。归荣耀给他,每一个人……我祈求你们来……父神。求你应允,耶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