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0213 是我,不要怕

1

谢谢你,博德斯弟兄。大家请坐。今晚能来到神的家中,向他生病的儿女传道,我把这看作是一个极大的荣幸。我们很抱歉,我们没有好的座位,足够的座位给你们坐。当我们从街上过来时,有三、四辆车开走了。然后,我们从这条路上来时,有一队人从教会这里走开了,他们没有地方可以进到房间里来。也许下个周的周日,我们在努力尝试,看是不是能租到体育场,在那里举办最后结束那晚的聚会,我们会让每一个人都参加的。

当你有一群拥挤的会众时,那就会使事情到一个地步,让人们变得紧张。当你让会众变得紧张时,圣灵就无法工作了。你去到神面前,必须要真正地敬虔、安静、不受任何搅扰。然后圣灵……那样圣灵在我们身上运行起来就更容易了。
2

这个周,在这个教会里,我们的确度过了一段大好时光。在聚会中,我一直在讲亚伯拉罕这个主题,建造信心,为今晚的医治聚会做准备。我们要把这部分的聚会转变成为病人祷告。

呐,首先,我愿意每一个人都牢牢抓住神的道,因为医治是神的……医治是在赎罪祭中。如果老的赎罪祭能产生医治,那这个是更好的赎罪祭,当然里面更有医治了。圣经说:“他为我们的过犯受害,因他受的鞭伤,我们得了医治。”
呐,医治不是依靠在一个人身上。呐,医治是神在各各他已经为你赎买回来的一个被赎回的祝福。救赎根本就不是今晚才发生的事。当基督在一千九百年前在各各他为你受死时,你的救恩就已经为你赎回了。他……你的救恩在那里就被赎回了。
3

呐,你必须要接受这个作为你的个人产业。你说:“我是个罪人,基督为我而死,我是那个他为之而死的人。因此,今晚我在他所洒出的宝血的基础上前来,我接受我的救恩,在我内心中,我知道我什么都不能做。今晚,我完全信靠他,相信他会照着他的应许来拯救我。”那你就得救了,无论你有一种感觉还是没有一种感觉。借着对各各他已经完成的工作的信心,你得救了。

呐,你得医治也是同样的方式。当你……呐,你说:“哦,那么,我甚至都不需要上教会就可以得救了。”是的。无论在哪里,你满足了神的要求,在那里你就得救了。你在哪里满足了神的要求,你就在那里得救了。
4

呐,神不能改变他对事情的看法。我们不断地说这个,我们要庄严地把我们的信心奠基在主的道上,因为当神说了什么话时,他是不能收回去的。他是神,他是无限的。每一个决定都是完美的。

呐,如果他做出了他的决定,那是完美的,呐,他不能在别的时代再做一个更完美的决定。他必须要做同样的决定,因为……如果他做了,他在这次所做的决定就有缺陷了。如果他那时做出的决定是错误的……哦,或者说如果他在这里做出了一个跟那时候不同的决定,那他在这里就是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如果他做错了,那他就不是神了。瞧?你必须要记住,当主说了什么话时,就必定会是那样的。
5

呐,你自己……呐,很多次我看到人们抓住信心,想要传讲它。很多时候,人们就从它的头顶上越了过去。信心是很简单的。它只是……在圣经里,你注意到没有他们是用什么把血涂上的?用牛膝草。哦,在埃及,牛膝草是非常普通的杂草,在巴勒斯坦你也可以发现这种草长满了泥墙的缝隙,等等地方,就在地上,只是一种绿色、三棱的形状,菱形的叶子,上面长了一朵小花。你随处都可以采到。那就是牛膝草。他们就用那个把血涂在了门楣上。牛膝草,他们用那草的原因,是因为那代表了信心。

你怎样把血涂上的?借着信心,不是某种超级的东西,而只是普通的信心,就像你所拥有的那样。你就是那样把血涂上的。就好像你说的,“我要出去坐进我的车里,回家去。”你怎么知道你会回家呢?你不能确保那样。你差不多可以确定,但你相信你会的。然后你就继续去行,你继续去做。
医治也是那样的。只要信靠主耶稣基督,在他所洒出来的宝血的基础上接受他做你的医治者,他是为你的过犯受害,因他所受的鞭伤,你已经得了医治。不是将会得到医治,而是已经,过去式。你已经因着他的鞭伤得了医治。我相信那是一件最不可思议的事。因他所受的鞭伤,我们已经得了医治,是过去式。
6

呐,罗伯茨先生,汤米•欧斯本先生,艾伦先生,哦,在事工场上的很多弟兄都有一个事工,就是按手在病人身上,为他们祷告……我就是在这点上遭人反对。“你没有为足够的人祷告。”呐,那些基督徒弟兄们,我相信他们有一个从神而来的事工。呐,他们一个晚上为成千上万的人祷告过。呐,那也许是……呐,我全心地相信他们是在做神告诉他们要做的事。那是他们的事工。

呐,但如果你能忍耐我几分钟,我相信有一种比按手更高级的方式来接触到基督,因为……你是否注意到,病人可以这么说,“弟兄,某某按手在我身上了。我感觉到神的能力从他的手上出来。”瞧,那就又把一个人放了进去。瞧?
7

但那是一个犹太人的传统。你是否注意到,那个祭司说:“求你去按手在我女儿身上(睚鲁),她就会好了。”呐,他是个犹太人。

但那个罗马人,外邦人,他说:“你到我舍下,我不敢当。你只要说句话,我的仆人就会活下去。”那看到,那个罗马人的信心……那安放在耶稣……
他继续说:“我也在人的权下。”他是个百夫长,意思是在他手下有一百个人,是在罗马的军队里。他说:“我对这个说,’去,’他就去;对那个说,’来,’他就来。”他知道一切都在他的权下,他有控制权,都必须要顺从他。他是怎么说的,那时,当时他是如何承认基督的?“对我的……说话”他这样说:“你有能力掌管一切,掌管任何疾病,只要说话。”
耶稣对此是怎么说的?他转过身去,他的确尊重了那个罗马人。他说:“这么大的信心,我就是在以色列中也没有见过。”瞧?
“你不需要去按手;只要说话。”呐,那就是我们要让人们明白的,要相信他……他不是某一个人,他是你的主,耶稣基督。那就是他为你做的。
8

呐,对今天的人们来说,看起来所发生的最大的事是,他们认为我们在侍奉一位历史的神;或有一个日子,他曾是一位伟大的医治者;或者在某个日子,他是一个伟人,但今天这只是一个记忆,一个历史事件。那是错的。圣经说他是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都是一样的。他活着,如果他仍然是活着的,他就必须在本性上是一样的,在能力上是一样的,在态度上是一样的。他是同一位耶稣(希伯来书13:8),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都是一样的。

如果有任何方式是我能够,哦,那么……我不是个医生。我对药物和手术都一无所知。我尊重并相信药物和手术。我相信他们是神赐给我们的祝福。但有时候我们到了一个地步,那超越了我们的医药科学所能处理的。那时,当事情到了那个地步,我相信,我们不是放弃等死,我们还有一个权利,可以去到这位至大医生面前。
9

如果你的本地医生无法帮助你,你还有权利去到一个专家医生那里。如果专家医生不能帮助你,那就让我们去到专家医生的专家,耶稣那里。这就是为什么我在这里:不是要抢医生的病人,而是为医生的病人,神的儿女,我的朋友祷告的。这就是我在这里的原因。

呐,药物不能医治人。我们都知道这点。没有任何药物能宣称医治人。医生也不能那样宣称。药物只是能帮助自然;神才是医治者。从来没有任何人是靠着药物得医治的。你做不到。医治是建造组织,除了生命能使组织生长外,没有任何东西能建造组织。
呐,我们能做伟大的事,那就是接骨。但那不能医治骨头。只是把骨头放回去,只有神能医治它。必须要有什么东西产生钙,等等,来医治那骨头。呐,医生……那是你的……你应当做的就是去到医生那里,让他给你接回去。但如果神不医治的话,那就永远都不会得医治。如果你有一颗坏牙,医生可以拔出来。但他不能医治牙床和他拔出来的组织。他也许能切除阑尾或你肋旁的肿瘤等等,但他不能医治疾病长出来的那个地方。他能切除,但不能医治。
药物不能医治。没有药物可以医治。当神医治时,药物仅仅能保持清洁。我们必须要记住这点。
10

呐,今晚当我们来就近他,寻求医治时,我想要问问这件事……在这里有多少人愿意举起你们的手来?你们相信圣经在希伯来书13:8所说的: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都是一样的吗?谢谢你们。

那么,如果你们相信这点,如果圣经是那样说的,那你们就必须要记住圣经所说的是真理。呐,耶稣说当他在这地上时,他自己什么工都不做。我们都知道这点。他说:“不是我在行事,是住在我里面的父,他在行事。”那是真实的,不是吗?
11

在约翰福音5:19,他被质疑,他经过了一个池子,在那里有成千上万的人,瘸腿的,瞎眼的,瘫痪的,血气枯干的。他找到了一个躺在褥子上的人。他知道他处在那种境况中已经有三十八年了。他就使他痊愈,然后走开了,任凭那么多人就躺在那里。他被质疑。

我想,如果今晚他在一个肉身中,行走在我们中间,并做同样的事,他也会再次被我们的当权者质疑的。他说了那些话。呐,要把这个记在你的心里:“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们,子凭着自己不能做什么,但他看到父所行的,子也照样行。”
呐,有多少人知道这是圣经的真理?因此,耶稣从来不行任何神迹,直到神借着异象先向他显明该怎么做。如果不是那样的,而他所告诉的事情也并非如此的话,那就使得经文出错了。那样我们在哪里了呢?瞧?他从未任意行过事。没有任何先知任意行事过。他们只是照着神所告诉他们的,显明给他们的去做。
12

呐,当耶稣在地上时,他宣称自己是弥赛亚,约翰宣告有一个弥赛亚的迹象随着他。旧约宣称将会有一个弥赛亚的迹象;他向人们证明了那个弥赛亚的迹象,他就是弥赛亚。他们怎么知道的,是借着……他是神先知。摩西,就是他们所跟随的这位,说:“主你们的神要兴起一位先知像我。”我们都知道这个。我们晓得这点。

在犹太人和撒马利亚人中间,他显明了这个迹象。但当然,他从未在外邦人中做,因为在那些日子里,我们是异教徒,我们的人们,外邦人,罗马人。我们不寻求弥赛亚,弥赛亚只向那些寻求他的人显现。就是那样……那些等候他的人,他将会第二次显现的。所以今晚我们就应当等候他,注视他,为了当他来到的时候,我们不会错过他。
13

呐,耶稣在离去之前(在我讲我的信息之前,我要引用这些经文),耶稣在离世之前,他说:“过不多久,世人不再看见我。”呐,世界这个词“考斯莫斯”的意思就是“世界的秩序。”瞧?“世人不再看见我,而你们却要看见我(那是指教会),因为我要与你们同在,甚至在你们里面,直到世界的末了。”呐,我们都知道圣经说过这话。呐,那就使耶稣成为了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都是一样的。

呐,注意。“我做的事,你们也要做;并且……”我知道英王钦定本说的是“更大”,但如果你拿到“原文版本”……没有人能做更大的事。他使死人复活,停住自然。是更多,因为那时神是在一个人,基督耶稣里面。神性一切的丰盛都住在他里面,圣经说的,提摩太前书3:16:“大哉,敬虔的奥秘,无人不以为然,就是神在肉身显现。”他被称为以马内利。他只在一个人里面。但他……这个人,他是神的儿子,献出了他的生命,为要使他的教会成圣,使他可以借着圣灵的样式回来,并进入到他在全球的教会中。“我所做的事,你们也要做(同样的);并且要做更多的事,因为我往父那里去,”那样他就能以圣灵的样式回来,进到他在全球的教会中。
14

耶稣基督是活着的,不是死的,这是我今晚的声明。他活在他的教会里。尽管我们的很多教条把他赶到了外面,正如圣经……我们看到在老底嘉教会时代中,这个最后的教会时代,就是我们现在所处的五旬节时代,耶稣站在那里,被赶出了他的教会,他在叩门,竭力要回去。“我所爱的,我必责备管教……”竭力……“若有人开门,我就进去与他一同坐席。”

呐,在这点上,在这个生命……如果我们今晚能在这个会堂里看到耶稣仍然是活着的,能毫无疑问地证明耶稣基督,神的儿子就以圣灵的样式在这个会堂里,那么如果他是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都是一样的,那他就会做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所行的同样的事。他的怜悯和爱将会是不变的。
15

这是建立在“你若能信,我就能。我只做父显给我看的事。”比如,那个妇人摸了他的衣裳,就有能力出去了。他在会众中到处找,直到他找到了那个摸他的妇人。他就告诉她说她的血漏止住了,因为她的信心救了她。

注意“救了”这个词吗?查遍整本圣经,看看每次是不是都是这同一个希腊词,“sozo”意思就是“身体上的得救”或“属灵上的得救,”其中的一个。在希腊词里,这两方面的意思都被翻译为同一个词“sozo。”你的信心救了你。救你脱离了什么?罪。救你脱离了什么?血漏。“你的信心救了你。”那都是建立在信心的根基上。
16

呐,我们发现当耶稣在这里时,他表明了他自己就是弥赛亚,但有很多人不相信这点,他们想要把他归类为一个算命的,一个别西卜,一个做神的工的魔鬼。你们有谁还记得这个是在圣经里吗?好的。耶稣说:“我为此赦免你们。但当圣灵来做同样的事时,说话反对圣灵的,今生来世都将永不得赦免。”

他应许过在外邦时代,在外邦时代结束时,将会有跟犹太时代结束,撒马利亚时代结束时的同样的弥赛亚的迹象。有三类人:含,闪,雅弗的后裔……在外邦时代结束时……如果那是他向犹太时代的结束,撒玛利亚时代的结束时证明他自己就是弥赛亚的方式,那他对外邦人也必须以同样的方式行事。如果我们看的是神学思想,那他就没有彰显出自己,他无法借着他行事的方式向他们证明他自己就是弥赛亚,那样我们就不会得到同样的迹象。
17

但如果你稍微忍耐一下(听着,对你们坐在这些椅子上和担架上的人来说,如果你们能十分留意的话)……呐,他只能证明他自己是活着的。但说到你们的医治,这是一件已经完成了的工作。如果他今晚就站在这里,身上穿着这身他赐给我的西装,他也不能医治你。如果你来祈求他,恳求他医治,他也不能做他已经做成了的事。他必须要在你信心的根基上来对你做出决定。他不能违背你自己的道路,你自己的意愿来拯救你。你是个有自由意志的个体。你可以弃绝它,也可以接受它。

现在你能清楚地明白了吗?他不能违背你的意愿来医治你;他也不能违背你的意愿来拯救你。但他能在他的应许里显明自己。因此你要在那些根基上接受它。现在有多少人明白这个?呐,让我们低头,然后,我们祷告。
18

最仁慈圣洁的天父,你将我们蒙福的主从死里复活过来,作为一个大祭司而把他介绍给我们,永远活着,为我们所承认的他为我们所做成的事代求,今晚,他就坐在神的宝座上,在高天至大者的右边,是一个能被我们软弱的感觉所触摸到的大祭司。今晚我们来就近你的圣洁,主啊,愿你恩典的宝座借着他那能满足一切的名来赐给我们。“你们奉我的名无论向父求什么,我必成就。”

呐,天父,有很多人这个周一直在等待,带着盼望坐在这个会堂里,等候今晚的来到。他们说在这个会堂里有数百人被转变了。父神啊,我祈求你向这些人完全显明你自己,愿在我们中间没有一个软弱的人。
19

哦,伟大的圣灵啊,看到我们所生活的这个时刻,阴暗正在降临,结局近在眼前了;神啊,我祈求你让圣灵来为每一个人的心行割礼,把一切的不信和怀疑的阴影都除掉。我们祈求神今晚在我们中间完全彰显出自己来,愿没有一个人,年轻的或年老的,是看不到他在这里的。愿他们接受他作他们的救主和医治者。

愿没有得救的能得救,愿病人得医治。愿那些坐在死荫之地的人,愿这大光能闪耀在他们身上。愿他们站起来,回家去得痊愈,让神的荣耀能在这西海岸被显明;愿这个传扬在他们的孩子,他们所爱的人,和那些在他们身边的人中间,耶稣仍然是活着的。
20

呐,父啊,在圣经中,我们被教导,有一天,在复活后的第一天,或者是在同一天,有一个他的门徒,名字叫哥流巴,他和他的朋友正在走路,要去到一个叫以马忤斯的城市,心灰意冷地往回走。今晚有很多人都处于那样的境况中,都认为教会失败了。是的。但你没有失败。

在路上,从路边走出来了一个人,开始对他们说话,把圣经讲解给他们听,那时他问候了他们的悲伤和失败。他行事好像他要离开他们而去,但他们强留他进到屋里。当他跟他们进到屋里,关上了门时,他行了他在钉十字架前所行的同样的事;立刻他们就认出了那就是他。他立刻就从那里的后门的什么地方消失在了他们面前。
他们立刻就脚步轻快地飞奔回耶路撒冷,告诉人们说,耶稣确实已经复活了。他们在他们中间说:“当他在路上跟我们说话的时,我们的心岂不是火热的吗?”
21

父啊,我祈求你今晚让耶稣沿着这些台阶走下来,走进每一个人的心里,在接下来的几分钟里对我们说话,然后显明出自己。愿他今晚就在我们中间站在这个讲台上,显明他自己是同样的耶稣。然后,愿病人飞奔回家中,说:“当这道宣告出来时,我们的内心岂不是火热的吗?这很奇怪,但有东西一直在对我说话。”父啊,求你应允,只要我们还活着,我们就会赞美你,并会永远记住这些,因为我们真诚的祈求是奉耶稣基督的名。阿门。

呐,在接下来的几分钟里,我想要请你们注意马太福音14:27。
耶稣连忙对他们说:“你们放心,是我,不要怕!”
22

那必定是太阳快要落山的时候。那必定是糟糕的一天。有成千上万的人聚集在那里,但这个虎背熊腰的大个子渔夫却把那条小船划离了湖边的沙滩。照着他们的主的命令,他们要出发,渡到另一边去,那时,他把人们送走了。

西门,也许他是他们中间最大块头的一个,把小船推离了岸边,爬到了船上,去到了剩下的门徒中间,在船的中间坐下了,把船桨握在手中……
也许当他们划两三下之后,就对着会众挥手,他们正在离岸而去,他们中的一些人在哭泣,“要再回来看我们啊。我们喜欢跟你们在一起。”因为他们赢得了那些人的心,他们爱这些人。他们看到神的手跟他们在一起运行,他们知道这些人是神的仆人。
23

太阳变红了,就快落到加利利群山的后面,街上也安静下来,天空开始变得黑暗,当时我猜船桨也摇得慢了一些。我相信必定是年轻的约翰。他是他们当中最年轻的人,也许是一个三十多岁的人。当时他们停下要稍微休息一下,因为船是用很重的木头造的,而且庞大的船桨很重,一个人摇一个船桨是很重的,也许在安静的夜晚,风也静了下来,湖面上没有一丝涟漪,他们划得很辛苦。

约翰必定把船桨拉了上来,说:“弟兄们……”让我们插入到他们的谈话中。他必定说了像这样的话:“我们可以完全确信,我们不是在跟随着一个骗子。你们知道,我记得当我是个小孩子时,”他也许说:“我记得我的妈妈拿起经卷,她总是坐下来告诉我关于我们的子民的故事,当时他们来到了这块神赐给他们的土地上,他们经历了怎样伟大的一个时刻:他们怎样从埃及出来了,并且耶和华在旷野喂养了他们四十年。我常常说:’妈妈,他们在旷野中怎么能找到东西吃呢?’”
24

“我记得我漂亮的犹太妈妈常常说:’约翰,我的宝贝,神每天晚上都从天上给他们降下食物来。”

“我像这样对她说,’妈妈,神从哪里弄到了那么大的烤箱,来做饼呢?’”
“哦,你瞧,亲爱的,神是位造物主。他不需要有烤箱。他只要说话,就创造了出来;他的道有创造力。”
“弟兄们,今晚我站在他身后的岩石上,看到他拿着那五个饼两条鱼,掰开那些饼,就喂饱了五千人,我知道他跟那位能够创造的耶和华有联系。你知道,弟兄,如果他是我们所相信的那位,我们也知道他是神的儿子,那他的事工就会跟神相像,因为他说:’我若不行我父的事,你们就不必信我。’”
25

“所以那对我来说,问题就永远解决了。因为我知道圣经说那就是耶和华造出食物来的方式。弟兄们,他不用做饭;他也不用烤饼。他不需要去到海里抓鱼,他也不需要烤鱼。他只需要掰下来一片已经做好的鱼,当他伸回手去时,就有另一块已经做熟的鱼在那里了。(我想要问这群会众一件事,他在那里释放的是一种怎样的原子啊?)他从未种过麦子,做出饼来过。他只是拿出饼干,或那片面包,他把饼撕成两半,递给西门。当他回头去看,要给安德烈一块时,另一块已经长出来了。

“我看到他行了五千多次那事。对我来说,他就是耶和华。他是位造物主。我只希望我的妈妈能活到看到这点,或者说今天还在这里,看到这点。我何等希望能去找到她,张开双臂抱住她,说:’妈妈,这就是你所谈论的耶和华,因为他是造物主。他的儿女们饿了,就好像他们在旷野中饿了一样,他就从天上降下粮来,喂饱了二百五十万人。’”
“今天他站在这地上,以他独生子的样式活着,主耶稣我们的救主,我看到他借着他父亲的大能掰开饼,递出去,那同样的创造大能。因此,我知道他就是神真实的儿子。我相信。”
26

西门,他就坐在约翰对面,坐在船的另一边,抹掉了从他额头上流下的汗水,说:“弟兄们,我也想要给出我的见证。”你们知道,当基督徒们聚集在一起,并开始做见证时,就有一些特别了,就是无法停下来。他们继续讲。每一个人都有要说的东西,因为他对我们真是太好了,以至于我们都想要以某种方式表达出来。我们永远都找不到一个地方来停下,他真是太好了。

西门,这个强壮的渔夫,我能相信他给出了他的见证。他说:“哦,我的弟兄安德烈,他就坐在我前面这里,我记得他告诉我说他遇见了某一种先知。有一天,他来叫我去参加生命聚会。我记得我父所告诉我的话。你们弟兄们都知道我的父亲是个法利赛人。我持守着我的宗派,因为我也是一个法利赛人。他是一个法利赛人。”
27

他说:“你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吗?我记得听过我的父亲,在他离世之前……有一天当他变得年老时,他的头发就变灰白了,他让我坐在船的另一边,他说:’西门,我的儿子,爸爸总是相信我会活到看到弥赛亚来的日子。但我不知道我现在能不能活到了。我也许会随时都蒙召去回应主。但西门,我的父亲把这个信息传给了我,我现在要把它传给你。”

“呐,在真实的弥赛亚的日子,将会有很多东西兴起,西门,那是错的。(我们知道圣经说过事情会发生。总是那样的。)但西门,你不要被欺骗了,儿子,如果它要在你的日子来到。呐,西门,你一定要死死地持守住这道,来认出他。不要接受别人对此事的观点。西门,要持守住经文。”
28

“呐,圣经说我们的先知摩西,告诉我们说,主我们的神要兴起一位先知像他。呐,西门,这位弥赛亚将会是一位先知,他会给出他是一个先知的迹象,他就是弥赛亚,那将是一个先知的迹象。西门,你知道我们总是相信我们的先知,因为当我们的先知说话,他所说的话若成就了,神告诉我们就要听那个先知的。’我与他同在。’”

“’但如果他说的话,不成就,那就不用怕那个先知。’但如果成就了……呐,西门,自从我们最后的先知以来,已经有四百年了。我们知道下一位兴起的先知就将是弥赛亚,你要注意他;他会行出先知的迹象。”
29

“有一天,当我去到湖面上时,我整夜劳力之后,心情很糟糕,安德烈告诉我(我的弟兄,他现在就坐在我前面)他去到了某一个地方。当我们把我们的船靠岸时,我看到很多女人和男人都聚集到了沿着湖边的那个小屋子里。我想知道那一切是怎么回事。安德烈说:’西门,你今天必须要跟我一起去,因为今天弥赛亚要在那里讲道。”

他说:“哦,我不相信会有什么弥赛亚。但我记得爸爸告诉我的话。当我走到他面前时,当时我听到他在说话,在我去到那里之前,在他身上有一些不同的东西。他看起来好像是一个知道他在说什么的人。他说话不像是一个文士。他说话好像是一个知道他是在说什么的人。”
“他转过头,看到我进来。他一看到我,他就看着我的脸说:’你的名字叫西门。你是约拿的儿子。’”
“弟兄,对我来说,那就解决了问题。他不仅知道我,他还知道告诉我要留意那个迹象的敬虔的老父亲。因此,我知道那是弥赛亚,因为那就是我父亲说的圣经说那个会伴随着他并使他成为弥赛亚的迹象。因此我知道他是弥赛亚。”
30

接下来必定是腓力,他坐在后面朝船舵的方向,他转过身来,用胳膊搂住拿但业,说:“拿但业,我来作见证,还是你来作呢?”

哦,拿但业,他一直都是个有礼貌的绅士,他说:“还是你来作吧,腓力。”
他说:“哦,当我看到那事发生在西门身上时,我确信了那就是弥赛亚,因为他显出了弥赛亚的迹象。”
“然后,我知道我的这位好朋友,腓力,哦,是拿但业,他是一位伟大的圣经学者,他正在研读圣经。他知道弥赛亚将会是什么样的。所以我就绕着那山脚走了十五英里,最后我去到了腓力的家,哦,应当是拿但业的家。我敲了敲门。他的妻子告诉我说他在后院的果园里。我去到那里,我发现他正跪在那里祷告:’哦,以色列的神啊(当你去祷告时,就是事情发生的时候),差给我们拯救吧。’”
31

“我站在后面,在我心中,我感谢神,我有给他的信息,神使用了我绕过山岭来找我的朋友。当他站起来,拍掉了他身上的尘土,我说:’拿但业。’”

“他说:’腓力,我很高兴看到你。’”
“我迫不及待地告诉他:’快来,看我们找到了谁。’”
无论何时,当你跟真正的弥赛亚,耶稣基督,神的儿子连接上,就会有一些内在的东西,让你无法保持安静。你必须要去告诉一些人。那会传扬出去,那会震动你的心。你无法再保持原样了。
“快来,看我们找到了谁,拿撒勒人耶稣,他就是弥赛亚,约瑟的儿子。”
你知道,拿但业,他是个真正的学者,一位真实的法利赛人,他说:“呐,等一下。呐,等一等。呐,腓力,你千万不能偏离到某种狂热或某种大大的错误当中啊。呐,你知道,如果弥赛亚要来,他也应当来到我们的组织当中。他也应当把他自己显明给我们。他应当去到该亚法,大祭司那里。他不会出生在拿撒勒的。他不会跟那帮圣滚轮等等搅合在一起的。你知道,如果他来,他会来到我们的教会,因为我们是法利赛人。”
32

但你知道,那种态度从未离开过人们。神也从未改变过。他只做他想要做的事。他只做他所说的他想要做的事。他来……他不需要去到任何组织那里。他只去到人们那里。所以我们发现……他说:“哦,你来看。”

他说:“呐,瞧这里,腓力。我相信你是个很好的学者,我不明白你怎么会陷入到像那样的事情当中呢?”
“我对他说:’我想要问你一件事。你岂不是知道那些神圣的经文吗?’”
“是的,我从小就研读了。”
“好的。那请告诉我,如果你晓得经文,请告诉我,当弥赛亚来到时,他会像什么样?”
“哦,他将由童女所生。”
“他会过一种什么样的生命?他会给我们什么样的迹象?你知道,我们是犹太人,我们寻求神迹。神告诉我们要注意那位先知,看他怎么说的。如果他说的成就了,他就是神的先知。弥赛亚将会给出什么样的一种迹象?”
“哦,按照经文,他将会是一个先知。”
33

“哦,我想要问你一件事。你还记得那个老渔夫,你那天从他那里买鱼,他连收据都不会写吗?”

“是的。哦,他的名字叫西门。是的。我还认识他过去在犹太教这里的老父亲。”
“哦,他一走到这位拿撒勒人耶稣的面前,他看着他的脸,就说出了他的名字是什么,说出了他是谁的儿子。哦,当你走到他面前,如果他说出你是谁,那不会使我吃惊的,拿但业。”
“哦,”他说:“拿撒勒还能出什么好的来?”
哦,我想腓力给了他一个很好的回答,一个应当会使每一个人都满意的答案。他说:“你来看。”不要只是坐在家里批评;你来看,找出来。你自己来看。你就会非常关心了。你来看;借着圣经来查考,看看事情是怎样的。
34

他们沿着山岭边走边聊,很快他们就去到了耶稣为病人祷告的地方。也许他进到了祷告队列中,也许他只是站在会众当中。但他一走过去,耶稣就看着他并叫出了他。

你知道,这节经文是真实的,“我的羊认得我的声音。”耶稣看着他的眼睛,说:“看哪,这是个真以色列人,在他心里是没有诡诈的。”
有一次,我这样讲,一个人说:“当然。他穿着像个以色列人。”不,他们都穿的一样:阿拉伯人,犹太人,希腊人,他们穿的相同,是东方人的服饰。
他说:“看哪,这是个真以色列人,在他心里是没有诡诈的。”那使他大吃一惊。
注意拿但业所说的话。“拉比(意思是’教师,主’),拉比,这是你第一次看见我。这也是第一次我看到你。你怎么知道我的呢?”
耶稣说:“腓力还没有招呼你,当你在无花果树下时,我就看到你了。”
那就够了。他说:“你是基督,永生神的儿子。你是以色列的王。”
那就是昨日的耶稣,他今天还是一样的。那是昨日的耶稣。你相信吗?是的。
35

呐,我们可以一段接一段地讲这些经文,但我要尽量把握时间,好让你们不会太疲劳,很多……我想要再多讲一段经文,如果可以的话,然后我们要叫祷告队列。让我们再看一件事。

在腓力讲完见证之后,安德烈……他们也许要开始划船了,他说:“等一下,弟兄们。让我做个见证。”
你知道,会有像那样的事的。当你真正跟耶稣连接上时,你总是想要做见证。他说:“让我给我们所有的人做见证。这样我们就都会知道了。你们还记得那天早上,或者是前一天他告诉我们,’明天,我们要下耶利哥去。’”
呐,从耶路撒冷到耶利哥要走下山去的。你要翻过山去,走下山,去到耶利哥。“但他必须要经过撒玛利亚。我们都很奇怪,为什么他在去到耶利哥之前要走那么远的路去到撒玛利亚呢?他说他必须要去。”为什么?天父差他去的。
“你们记得,我们到那里差不多是中午了,他很累,我们对他很恼火。他坐在那口公用的井边,那里的情景……他坐在那里要……我们以为他要打水喝,但那里没有打水喝的器具,他就派我们进城去买食物,吃的。”
36

“你们还记得吗?哦,他们……当我们买完吃的,开始回来,当我们走过去时,刚好听到了井边有声音,我们就溜到了树丛后面,我们要看看那是怎么回事。那里有一个坏名声的女人去到了井边,我们悄悄听着。”

呐,弟兄们,我要引用了,你们都记住这个,我能听到安德烈说:“你们还记得,那个妇人放下水罐去要打水上来吗?当她打水上来时,我们看过去,要看他对这个坏名声的妇人会说什么。她是被排除在教会之外的。她是个局外人。(顺便说一下,她是个撒玛利亚人。有严重的种族隔离,撒玛利亚人跟犹太人是不往来的。)我们看到这个妇人,一个长得很好的妇人,但我们从她的穿着就知道她是个坏名声的女人。他们把水打上来,我们就听到他说:’妇人,请给我水喝。给我口水喝。’”
37

“你们记得,我们都大吃一惊,我们的主竟跟像那样的女人有来往?然后,那个妇人说:’先生,你向我,一个撒玛利亚妇人要水喝,或求任何事,这都是不合宜的,因为你是个犹太人。’”

“你们还记得他怎么说的吗?’如果你知道你是在跟谁说话,你就会向我要水喝了;我赐给你的水是你不需要到这里来打的。’”
“她说:’这井很深,你又没有打水的器具。’你们记得,弟兄们,那场犹太人和撒玛利亚人的谈话是如何进行的。”
呐,我相信……我要这么说,我相信那个犹太人是在接触她的灵,跟她说话。天父把他差派到了那里。让我把这个从你们头脑中清除掉。把我所说的一切都放进你的心中。我想要把这个清除掉。天父……他说:“父若不指示我,我就什么都不做。”
必定是天父把他差派到了那里,并说:“你去,直到发现那口井(他以前从未去到过那里),并坐在那里,等候。我把你差派到那里,当你去到那里时,其它的一切,我会照看的。”
38

哦,他看到那个妇人,那必定就是那一位。然后他就开始跟她说话,要发现她的灵。呐,记住,耶稣能分辨人心中的思念和主意。我们的圣经岂不是也告诉我们(希伯来书4章),神的道要比两刃的剑更快,甚至骨节与骨髓都能刺入剖开,连人心中的思念和主意都能辨明吗?神的道。

耶稣就是那道。“太初有道,道与神同在,道就是神。这道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神的道正在刺入那个女人的魂,要发现她的问题所在。今晚在会众中有多少人知道她的问题在哪里呢?请举起你们的手。是的。她有五个丈夫。然后他说:“去叫你的丈夫也到这里来。”
“哦,”她说,“我没有丈夫。”
安德烈说:“弟兄们,你们记得我们是怎么想的吗?哦,哦。哦,哦。他这次犯错了。他肯定在这个撒玛利亚人身上犯错了。这也许对犹太人管用,但我不知道对撒玛利亚人怎么样。他现在肯定是犯错了,因为她亲口说她没有丈夫。”
39

呐,你们是否还记得,有一次,这同样的事也发生在了一个犹太人身上。当时,神的天使在人的肉身中下到了所多玛和蛾摩拉,有一个犹太女人的王后,撒拉……现代的葛培理和罗伯茨下到了所多玛城里去传讲福音,但有一位呆在后面,在跟被拣选的教会交谈。他从未下到在所多玛的教会;他去到被呼召出来的人那里,就是被拣选的教会,亚伯拉罕。我们刚讲过了这个。

当他在跟亚伯拉罕谈话时……呐,他是个陌生人,他说:“亚伯拉罕……”呐,记住,他从未叫他亚伯兰。就在几天前,他的名字刚被从亚伯兰改成了亚伯拉罕。他说:“亚伯拉罕,你的妻子撒拉(不是撒莱。撒拉,她的王后名字,刚刚几天前给她改的)在哪里?撒拉,你的妻子在哪里?”
40

他怎么知道他是结了婚的?他怎么知道他有一个妻子呢?他怎么知道她的名字叫撒拉?

亚伯拉罕说:“她在你背后的帐篷里。”
他说:“我要来拜访你。我要使那个应许成就。你等候了二十五年的孩子,我要借着她明年这个时候赐给你。”
撒拉,在他背后的帐篷里,在心里暗笑,她在心里想,“我一个差不多一百岁的老妇人了,还能跟我的丈夫,我的主有这喜事吗?我一个快一百岁的老妇人了,而他也一百岁了?我怎么还能跟他有这喜事呢?完全不可能是那样的。”
那位天使,那个人是一个真正的人,他吃肉,喝牛奶,吃玉米面饼(亚伯拉罕说那是神。),他说:“为什么撒拉在帐篷里暗笑,在心里说’这事怎么可能呢?’”她怀疑。
41

呐,记住,耶稣说:“所多玛的日子怎样,人子再来的日子也要怎样,”同样的圣灵要在人的肉身中显现,亚伯拉罕称他为以罗欣……有谁知道以罗欣是什么意思吗?是的,全能者,独自存在的那位。

亚伯拉罕,这位先祖,称呼他为以罗欣。他把自己彰显在一个肉身的身体中,就好像其他人一样吃喝。在他毁掉所多玛之前,他对被拣选的教会行了那个迹象。哦,不要错过这个,弟兄们。那个时刻来到了。以罗欣,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都是一样的。此时他的身体就坐在右边,为他的教会做中保,那住在他里面的同样圣灵,神也以圣灵的样式彰显在他的子民中,对外邦人做同样的事(你们明白了吗?)。
42

自从有了那事,我们已经过了两千年了,但神说在夜晚的时候会再成为那样。先知说:“到了晚上就有光明。那个日子,既不能被称为黑夜,也不能被称为白昼。”

呐,太阳从东方升起,从西方落下。儿子,好像是神的太阳一样,这是神的儿子。他首先去到东方。我们有一个阴沉的日子。我们已经有太多的加入教会,搞出组织,带人进教会,把名字写在名册上,就可以使你的罪得赦免的东西了。但先知说:“到了晚上必有光明。”那是……
我们现在就在西海岸这里。我们离海边只有不到半英里远。如果我们去到海对岸,我们就又回到了东方。这就是罪恶堆积的原因。波浪席卷过来了,她已经污秽了。但神说:“到了晚上,必有光明。”
43

呐,他正在跟那位撒玛利亚妇人交谈,在船里的那位弟兄说:“你知道怎样吗?我们都认为他陷入到了一个圈套中。我们想知道他会怎么做?她否认了。她说:’我没有丈夫。’”

但听听耶稣怎么说的。我能听到安德烈说:“但弟兄们,你们还记得他是怎么说的吗?他说:’你说的不错。你已经有五个丈夫了,现在跟你生活在一起的不是你的丈夫。你说的不错。’”
“呐,我们以为这个撒玛利亚妇人,她有一个邪恶的性情,她会说(就像那些训练有素的传道人所说的),’哦,你必定是别西卜。’”她对神的认识超过了今天很多的传道人。她说:“先生,我看出你是个先知。”呐,听她说的话。去约翰福音4章里读一下:“我看出你是个先知。我们(我们撒玛利亚人),我们知道弥赛亚要来,弥赛亚会告诉我们这些事。那将会是弥赛亚的迹象。但你是谁呢?”
他说:“这和你说话的就是他。”
她就跑进城里,她说:“快来看,这里有一个人把我所行的一切事都说了出来。莫非这就是弥赛亚吗?这岂不是弥赛亚应当显明的迹象吗?”
圣经说:“撒玛利亚合城的人都因着这个妇人所诉说的耶稣所行的事而信靠了他。”那是昨日的耶稣吗?那也将会是今日的耶稣,如果他是同一位弥赛亚的话。(我们还可以讲更多,但我们没有时间了。)
44

就在那时,他们把船桨又放到了水中,划了一会。你知道,他们一直都在作见证,然后就变得很安静了。但就在他们停止作见证的时候,就在教会停止作见证,归赞美和荣耀与神的时候,撒但必定从山上看下来,说:“哦,我让他们到了我想让他们到的地步。他们没有跟耶稣在一起就离开了。”

我恐怕那也是教会今日所做的事。你们对你是否属于四方派,或神召会,或一神论,或二神论等等,太关心了。你们对你们没有建造一所比其它的教会更大的教堂太关心了,或者你对你没有做的更大的事,拥有一部更大的凯迪拉克轿车,或某些比其他人更好的东西太关心了……我们想的是我们的大节目和我们的社团,我们没有跟他在一起就动身了。
撒但看到了这些,他就开始吹出他的毒气,搅动了湖水。他说:“我要沉掉他们。”
45

哦,是的。他把他的毒气吹进了五旬节派教会中。我知道很多五旬节派的人已经放弃了神的医治的想法。是的,他们不相信这个。不久前我去到一个五旬节派教会要一些座位。我们有一个兵工厂,但数千人都站在外面。我去到那里问这个五旬节派的弟兄,他有大约五百个凳子。我说:“弟兄,我可以从你这里租这些凳子吗?”

他说:“要举办医治聚会吗?”
我说:“是的,先生。”
他说:“我不会让一个相信神的医治的人坐在我的凳子上的。”就是那样。那就是五旬节派。你们不要嘲笑浸信会的。
他的毒气……你们已经从五旬节的终点上大大地偏离了,偏离到了大的事情上,试图要追逐好莱坞的时髦,试图做些事,就像他们在西海岸这里,或其他地方所做的,试图要追逐世界的潮流。他看到你们没有那个,就孵化出了一些学校,一帮孵化出来的传道人。是的。
46

我总是为一只在保育箱里的鸡感到难过。它只会“咯咯”地叫,没有妈妈。那也是我们今天培养出来的传道人的方式,是靠着心理学的学位。我们伟大而著名的五旬节运动,现在,在一个传教士去到海外,开始一场伟大的五旬节运动之前,他们必须要去到一个精神科医师面前,要看看他们的智力是不是正常。当你们那样做时,你们就退后了。是的。我们的才智是谁呢?是圣灵,耶稣。但我们必须要把那个拿到医师面前,精神病专家,属世的人面前,去查查看,是否他们的智力足够成为一个传教士。嘘。哦。

有毒的风的确在吹动。它使教会陷入到了一个地步,你都无法再把五旬节派的人跟其他人区分开了。他们看起来很相像了。我们的女士穿着变态的衣服到处走,我们很多弟兄去到外面,你看到他们站在街上,说笑话,哦,甚至连醉酒的海员都不会说那个。你看到他们在那里,有两三个不同的妻子,却还在教会里生活,使他们成为执事等等。他们去到外面,举止像世人一样。你再也听不到那种老式的祷告会和对神的呼求了。都被抛弃了。都过去了。你瞧?我害怕我们没有跟他在一起就动身了。你不这样认为吗?
47

我们有一场争战,有很多钱汇进来,金钱开始从各处汇进来。我想我们偏离到了追求大的建筑,大的宗派,大的事情上;我们把他撇在了一边。是的。

然后,到了一个地步,所有的希望都没有了。船差不多快要沉没了。(真希望我能在这点上再继续讲一会,但我答应了不这样做。)要把船打翻在海浪里,他们都差不多快沉没了。但你知道,让我把这个安慰带给你们:耶稣没有离开他们太远。你知道他怎么做的吗?他知道这事会发生。他知道他们会陷入到那种境况中,因此他知道你会陷入到那种境况中的。是的。
他怎么做的?他为了能看到他们,他爬上了那个地区的最高峰。你去得越高,你就会看得更远。他爬到了山顶上,他去到了山顶上,看着他们在那里划桨。
48

真希望我能高唱:“他的眼睛看顾麻雀,我知道他也看顾我。”你们不知道这歌吗?他看到了你的痛苦和麻烦。他看到了你病得有多严重。他被你软弱的感觉所触摸到。他不仅爬上了一座山,而且爬上了各各他,他爬到了月亮和众星之上,直到他坐在神的宝座上,他在那里可以看着整个宇宙。他在看着,他在等候着。

就在半夜时分,当所有的盼望都消失了时,那条小船就像一个瓶塞一样在那里起伏,当时有上万个海里的魔鬼发誓要在那天晚上把那些门徒沉掉,因为他们没有跟耶稣一起就走了。那也是今天撒但要说的:“我得到了那帮五旬节派的人,我要摇动他们,他们正在彼此争吵,他们当中没有彼此认同,他们就像世界一样,我要竭尽全力地来回摇动他们,我很快就会把他们摇动成冰冷、形式化的一群人。”但就在那个伟大的时刻,耶稣在海面上,要走到他们那里去。
49

弟兄姐妹,请仔细听。那时所发生的事情现在也在同样发生着。唯一能帮助他们,把他们带回到安全地方的那位,他们竟然害怕。对他们来说,那看起来很吓人。他们以为那是一个灵。今天,当基督来到我们中间行走,带着他的弥赛亚大能,弥赛亚的迹象,完全跟他所说的一样,我们却说:“这是心灵感应,或也许这是个算命的。也许是这个,那个,或别的。”他们不知道圣经做出过应许。

他是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都是一样的。如果他今晚能说话,他就会对你的心说话,来到这里安慰你们生病的人说,“不要怕。是我,不要怕。”这就是他赐下的应许之道。这就是他所说的话。他应许过了。我相信他现在就在这里。你也跟我相信同样的事吗?
50

哦,人们啊,请听我一会。如果他今晚走进我们中间,并证实他自己就是那位弥赛亚,会怎么样呢?你会害怕去说:“主耶稣,我接受你作我的医治者。我不害怕。医生说我们没有时间了。这是午夜了。我患有癌症,我患有心脏病;我要死了。”“我是瘸腿的;他们说我不能行走了。但我不害怕你。”

你就会听到他说:“不要怕。是我。我应许过我会这么做。正如在那个日子里……”
51

[磁带有空白—编者注。]……可以在一生中说。你是我们的神,我们爱你。永永远远你都是神。父啊,我祈求你,愿你今晚来帮助我们。呐,父啊,如果你今晚走进我们中间,在这个断断续续的信息之后,让人们可以借着圣经看到你是怎样的,你的应许是什么。

你表达了你自己,证实了你自己;那就是你向撒玛利亚人和犹太人证明你是弥赛亚的迹象。但你从未在外邦人面前行过,一次也没有。但你应许说你会在这最后的时代这么做。不仅像是在挪亚的日子,而且也像在火烧所多玛之前的日子那样。那就是你当时所做的。那就是当时你对亚伯拉罕,被呼召出来的教会所行的神迹。
52

父啊,现在我祈求……我全心地相信,人们,就是你的教会,是从每一个组织中呼召出来的,每一个宗派;卫理公会,浸信会,天主教,长老会,等等。他们是教会,是因为他们已经重生,进入到了基督奥秘的身体里面。天父啊,他们中的很多人今晚就在这现场。我祈求你应允我们所求的祝福。

主啊,我是有限的,我没有别的可说的了,我只能引用你的道,只能原模原样地把这道引用给人们,告诉他们。呐,这需要你来证实我所说的是不是真理。我祈求你来做这事,愿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来拥抱你并说:“主啊,求你进到我的小船里吧。”
53

当他一进到那船里,圣经说:“他们立刻就到了岸边。”哦,神啊,只需要一下子就可以让他们得痊愈,得到医治,或得救,当他们邀请你,让你进到他们里面时,进到他们的小船里面,他们就可以庄严地扬起生命的风帆。

主啊,今晚毫无疑问,在这里的很多人,有疾病的波浪,癌症,肺结核,心脏病在侵袭着他们。他们快要沉下去了;所有的盼望都没有了。但愿他们今晚不会害怕,主啊,因为我们能听到从你的道中而来的那个安慰的声音说:“是我。要刚强壮胆。不要怕。”父啊,现在我们听你的话。这是你的道。你应许过了。我……
54

我们是你的仆人。靠着你给我的恩膏,我无法做到这点。你也必须要恩膏他们来相信,父啊,因为当你去到你自己的家乡,因着他们的不信,你就不能多行神迹了。就在那时,你说:“先知除了在他的家乡没有不受人尊敬的(他自己的家乡或地区)。”主啊,我祈求你来荣耀你的道,今晚使它再次活在这些人面前。

父啊,请看看他们。他们生病了,他们有需要。他们躺在这个炎热的房间里,有数百人都转身走掉了;他们仍然站在这里,直到他们的四肢都抽筋,受了伤。神啊,现在就让撒但从这个地方离开。让神真实的信心进来。愿他们能明白,因为我们是奉耶稣的名求,我们也把我们自己和这群会众交托给你。阿们。来听听这首歌“只要相信。”
55

我能看到那些门徒们。就在十天前,他们还被赐予了能力,赶出污鬼,医治病人。但他们却被一个患癫痫的男孩给打败了。他们也许喊叫了,跺脚了,倒油在他身上,喊叫说:“你这个魔鬼,出来。”那个污鬼就呆在那里。然后从山上走下来了人子,神的儿子。当撒但知道了那点时,他知道他所遇见的跟那些门徒是不一样的了。

孩子的父亲说:“主啊,求你怜悯我的儿子。他被魔鬼折磨得甚苦。屡次跌在火里,跌在水里,差点要了他的命。我把他带到你的门徒那里。他们无法医治他。”
哦,为什么他们不能医治他呢?不是因为他们没有能力;是因为他们不信。今晚也是这样,如果你从这里走出去,还是生病的,不是因为神没有能力,没有赐给你;而是因为你不信。是的。同样的事。耶稣说:“你若信,我就能。”对吗?你必须要相信。
56

(比利,祷告卡是多少号码?B,1到100)是祷告卡B,1到100。呐,当小伙子们分发祷告卡时,有多少人在这里?让我们看看你们。呐,你们知道他们是怎么做的?他们带着卡片下去,把卡混在一起,好让你们想要卡的人能抽到一张卡。你也许拿到了1号卡,另一个人拿到了8号,而另一个人拿到的是16,下一个人是32号。你不知道会从哪里叫起。因此,小伙子们也不知道,他们对卡片一无所知。然后当他走下来,你说:“今晚,你父亲会从哪个号码开始叫起呢?”他不知道。我也不知道。但我们会从圣灵放在我心中的号码叫起。

我过去曾叫一个小孩子上来,说:“你上来,朱尼尔,数数吧。你从哪里停下,那我们就从那里开始。”他妈妈会告诉朱尼尔从哪里停下的。所以那不会……你们知道那行不通。所以这种方式才是可行的。
57

弟兄,那天晚上,我们从哪里开始的?我们从1号开始的,我们没有数到……是的,从1一直叫到了15。我们只想要叫几个人。一个人应当就够了。你甚至根本都不需要上来;你只需要有信心。台下面得到医治的人要比台上的人更多。

今晚,让我们从另外的地方开始。(1,2,,3,4,5。)让我们说,让我们开始……从哪里开始,1到100?为了开始,让我们能……让我们从1号之外的其他号码开始。你发出的是B卡1到100号。是B祷告卡,B祷告卡。让我们从35号开始。就是35,40,45,50。那将是,那将会是15个人。
谁有B35号祷告卡?(你确定吗?哦,重复一下吗?)哦,这里。对不起,请到这里来,女士。我想你们这些小家伙们是否可以往后退到这个地方?孩子们,如果你们愿意,请到这里,到后面这个地方,围着祭坛这里,宝贝们,如果你们愿意的话。你们都是很好的小孩子,当我讲道的时候,都很安静地坐在这里。B(是什么号码来着?)35。B-35。好的。谁有36号?祷告卡36号,B-36?好的,女士。37?谁有37号?好的,女士。38,38号,谁有38?任何……38,39,谁有B-39号祷告卡?好的。40号?好的。41,42。42号,我没有看到。呐,也许有什么人是聋的,听不见。
58

看看你邻近人的卡。瞧?也许有什么人无法站立起来。呐,这并不意味着他们将会得到医治。那需要你对神的信心。我告诉过你们,需要你对神的信心。四十……让我们看看,我是从哪里开始的?36号?我是从42号开始的?不,我是从35号开始的。35,36,37,38,39,40,41,42。42号吗?呐,就在这里的什么地方,或应该是这里。42号。B-42。

看看你邻近的人。他也许是聋的,或者无法站立起来(瞧?),听不到我。42,B-42号?也许他们走出去了。43,B-43号。在这里。44,45?请举起你的手来,这样我就能很容易看到你了。45?在最后面那里,好的。45,46,在这里,47,好的,先生。48,在这里。49,这很好。好的,50,在后面的角落那里。好的。
呐,所以我们不能……呐,我们也许可以叫到比这个更多的号码。呐,我想要在这里的每一个人,你没有祷告卡,但你却生病了,请举起你的手来,没有祷告卡的人。好的。
59

好的,呐,瞧。呐,当他们在聚集到一起时,现在请你们注意我。呐,不要让任何人变得紧张,请不要离开这所房子。只要安静地坐着,非常安静。呐,十五分钟后我们就会离开,如果你们能保持安静的话,请真正保持安静。你瞧,当圣灵……

有多少人看过那火柱的照片?我们在全国各地都有这照片。在世界各地都有。照片就挂在华盛顿的博物馆里,一道火柱,乔治•••J•拉西,是联邦调查局指纹和可疑文件检验的头头,他拿了底片,测试二次曝光等等。他说:“那道光照射到了镜头上,”并签了声明。他说:“这不是心理学,因为这个相机的机械眼无法拍到心理学。”
60

呐,那是同样的火柱。有多少人知道伴随着以色列子民在旷野中的那道火柱就是基督?是的,那就是。天使……哦,当他在这地上时,他说:“还没有亚伯拉罕,我就是。”对吗?哦,那当他在这地上在一个人的肉身里时,你明白他是什么了吗?

听着,现在要非常安静,否则你们就会错过它。你看到当他在这里时,他怎么做的?他宣称自己就是弥赛亚。对吗?我们刚讲过了这个。呐,他说:“过不多久,世人不再看见我,你们却要看见我。我要与你们同在。我从神那里来;又要回到神那里去。”有多少人知道圣经说过这点呢?哦,那么,他是从什么来的?那道火柱,下来这里,住在肉身中,然后又变回到了那道火柱。你相信那就是他所做的吗?
61

哦,保罗,应该说是扫罗,他走在去大马士革的路上,一道大光照在他面前,把他击倒在地,使他的眼睛瞎了。对吗?他说:“扫罗,扫罗,你为什么逼迫我?”

他说:“主啊,你是谁?”
他说:“我是耶稣。”对吗?
当彼得在监狱里时,是什么进到牢房里,穿过那些栅栏,打开了门,把他带了出去呢?一道光,火柱。因此,如果那道同样的火柱……
62

科学界知道这是真理。拉西先生说……他应当知道;他是一位政府官员,联邦调查局的头头,检验指纹和可疑文件等等。他说:“之前还从未有过一张照片曾在科学上证明那是一个超自然的事物。”呐,是的。那就在他的文件上。我们这里就有。其中的一张就挂在华盛顿宗教艺术博物馆里,是曾被拍下的唯一超自然之物。

阿甘布莱特弟兄当时跟我在一起(他就在这里。有多少人知道阿甘布莱特弟兄?一位诚实的好人。),他就站在那里(弟兄,那是在哪里?是在德国吗?)在洛桑,当时,他们想要知道是不是德国相机拍下了它。我说:“也许是的。”
63

当时我感觉到他下来了……那里有一位祭司,好像就站在对面那里。圣灵开始说出他是一个共产党的头头,说出他患有胃病,等等。他们开始拍照片,他们拍到了那道降下来的火柱,就是当圣灵恩膏的时候,以及当他退回去离开的时候。德国的照相机。哦,他们在各处都拍下了他。所以科学界,如果我今晚死了,科学界也知道那是真实的,那是从神来的。

全世界的教会都知道那是从神来的,因为他拥有当他住在我们的主耶稣里面时的同样的迹象。我们借着他的认领而成为了神的儿女。那在他里面的圣灵也在我们里面。“我所做的工,你们也要做。”每个人都非常清楚地明白吗?
64

呐,让我再来看。你们没有祷告卡却是生病的人,你们想要神来医治你(我不在乎你是在哪里),请举起你的手。哦,几乎到处都是。呐,要真正地敬畏。不要发出一点嘈杂声。要保持真正的安静。只要在你的魂里保持真正的甜美。你们这样做:你们说(让我现在给你们一节经文),你说,“主啊,我就好像那个挤过人群的妇人。当她看到并认出了(她患有血漏),她看到了你,她在心里说:’我若能摸到那人的衣裳,我就会得痊愈。’”

你们还记得那个故事吗?也许她也没有祷告卡。但她想要爬过那些人群,她挤了过去。然后她就摸到了他的衣裳。那个巴勒斯坦人的长袍,是松松地披在他身上的。他从未在身体上感觉到那个,因为这点被证实了。她像那样触摸了他,她就回去坐下了。他转过身来,说:“谁摸我了?”
65

伟大的圣徒彼得说……他谴责耶稣。换句话说,他也许会说:“你说像那样的话,是什么意思?哦,这是一个不明智的问题。你为什么说像那样的话呢?哦,每一个人都张开双臂拥抱你,跟你握手,说:’拉比,我们很高兴见到你。’哦,为什么你还说像那样的话呢?”瞧,那也是今天的人们所做的。

他说:“但这是一个不同的触摸。我觉得我变得软弱了。”呐,如果像那样的一摸会使人子软弱,那对我这样一个靠恩典得救的罪人来说,会怎么样呢?因为不久前我告诉过你们这个翻译,“我所做的那些事,你们也要做,并且要做比这更多的事。”他是我的力量。瞧?但那使你软弱了。但以理看到了一个异象,他的头就受搅扰了很多天。瞧?呐,他转过身来,他到处看,直到他知道了那妇人。然后他说出了她有什么问题,并且她得医治了。
66

呐,对这些传道人来说,我猜,坐在这台上的,还有在下面的会众中的我的弟兄们,这里有多少传道人在经文中读到过耶稣基督现在就是我们的大祭司,能被我们软弱的感觉所触摸到呢?有多少人知道这点?好的。那么,如果耶稣基督是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都是一样的,他是同一位大祭司,那他就必须行他昨日所行的同样的事,如果他还是同一位大祭司的话。对吗?因为神不能改变。瞧?

哦,呐,如果你们只是……不要变得紧张。任何人都不要站起来。只要安静地坐着,这样你们就不会紧张了,我们只要安静地看。说:“伯兰罕弟兄,我能来触摸你吗?”那就跟那个盘子一样毫无用处,摸我跟摸它一样不会给你带来任何益处。我……我什么都不是。我只是一个靠神的恩典得救的一无是处的罪人。就跟触摸你的丈夫,触摸你的妻子,触摸你的弟兄,触摸别人是完全一样的。你们只是在触摸人。
67

呐,我是否按手在你身上,这都没有任何区别,但只要摸到他一次。只要摸到他,让他复活的生命现在来到我们中间,看看我会做什么事。看看他是不是仍然是同样的大祭司。

弟兄们,如果他会那样做,那看起来好像应当把一切疑问都从你的头脑中拿走。不是吗?那看起来好像这道所说的是如此完美。瞧?呐,唯一能拦阻你去得到它的东西就是粗俗的念头,“哦,我真希望我们能回家去,我很累了。哦,我感觉非常糟糕,我希望他能停下。”瞧?你永远也得不到任何东西。
你必须要提高警惕,关注,虔诚地关注,相信。“主啊,这是我的时刻。主啊,我来了。让我来触摸你。那个人不认识我。”
68

下面的人有多少人跟我是陌生的,知道我根本就不认识你的,能举下手吗?在祷告队列中的人,有多少人知道我跟你是陌生人,我不认识你的,能举起手来吗?每一个人。所有在会众中的人。现在我所能看到的人中,或我所能看到的地方,没有一个人是我认识的,没有一个。在后面这里的,只有一个人是我认识的,就是站在这里的我的儿子,这里的阿甘布莱特弟兄,这位传道人,我刚跟这位弟兄握手过,他是我事工场的秘书,和坐在这里的其中一位经理;这些是在这所房子里我所认识的唯一的一些人。如果他们有什么地方有毛病,我是不会跟他们说的。我会随它去,好像我们昨晚在房间所做的那样,回到那里。在那之前我会将它放在一边。

69

但现在,我们谈论过了这个;我们传讲过了这个,借着这道宣告了这点。有多少人知道,说:“道是这么说的。”呢?让我们看看你们……有多少人说我们相信耶稣会完全照着他所说的话去做,那位天使会回到这地上,去到被拣选的教会这里呢?呐,“我的羊听我的声音;”一个不信者会走开并摇摇他的头说,“不,先生。”但那不是差给他的;他是被差给像亚伯拉罕一样的信徒的。他从未去到所多玛城里,他去到被拣选的教会,被呼召出来的教会,被分别出来的教会,他向他们显明了那迹象。跟他那个时候一样,耶稣说同样的事情将要发生。

呐,有多少人相信这是真的,这就是那时候,那个时刻呢?呐,如果他下来,对这里的这些人做他那时候所做的同样的事(在这里的会众当中,无论是在哪里),如果他来做同样的事,有多少人会答应说:“我用我所有的信心来接受它。”呢?请举起你的手来,每一个人想要……我就是想要找到这点。
呐,让我们轻柔地来唱一会,“只要相信,”姐妹,你是否能给我们起个调。
只要相信,(每一个人现在都要敬畏,要进入祷告中)
只要相信,
在神凡事都能,只要相信;
只要相信,只要相信,
在神凡事都能,只要相信。
现在,奉神儿子耶稣基督的名,为了神的荣耀,我把这里的每一个魂都置于我的控制之下。不要到处走动。要真正地敬畏。好的,开始你们的祷告队列吧。
70

你可以走得更近一点吗?呐,对会众来说……呐,我刚才传讲过了,所以,我想要跟这位妇人谈谈。呐,让我在圣经中为你们打个根基。让我们来看看我刚才所讲到的地方。让我们来看,是在约翰福音4章。这里是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我相信你们举起了手,证明我们彼此是陌生人。我们是陌生人。这样在最后面的会众也知道我们是陌生人,我们两个都举起了我们的手,我们不认识彼此。

71

呐,这完全像是约翰福音4章里的一样。我们的主去到一口井边,他遇见了一个妇人。他从未见过她;她也从未见过耶稣。但他辨明了那个妇人处在什么样的境况中,她的问题是在哪里。她立刻就说:“你必定是一位先知。我们知道弥赛亚要来,当弥赛亚来时,他必会告诉我们这些事。”有多少人知道这是真的?

呐,姐妹,我刚刚说过了这个,我相信他是在去耶利哥的路上,但他必须要经过撒马利亚。父把他派到那里去的。哦,呐,我们相互都不认识。我从未见过你,你也从未见过我,这是我们第一次相遇。然后,我相信是神把我差派到了这里。阿甘布莱特弟兄打电话给我,问我是否可以到长滩来,也到阿尼•维克弟兄的地方来。我告诉他说我可以。哦,因为某种原因,他们就在这里安排了两个星期。于是我就相信那是神在做的。
72

因此我就到了这里。接着你们也在这里了。天父把我差派到了这里,但我不认识你们。所以如果弥赛亚刚好……我也是一个人,你的伯兰罕弟兄,我对你们一无所知。神知道这点,他的道就在这里。但如果弥赛亚来恩膏我,那他就会做他在那里所做的同样的事。他知道你有什么问题,并会告诉你的。

呐,如果不是我,而是他亲自作为一个人站在这里,那会怎么样呢?你就会说:“哦,主耶稣啊,请医治我。”
呐,他不会那样做的。他会说:“我的孩子,当我为你而死时,我就已经做成了。”他会说:“你们也许知道我就是他,我要做我在这地上时,我所做的同样的事,因为我不能改变。瞧?如果天父显明给我知道你的问题是什么,那你会相信我就是弥赛亚吗?”
你会说:“是的,主。”他也许就会做他那时所做的同样的事,因为他必须做,他是不改变的。
73

但现在你瞧,他自己,那个身体,耶稣基督,正在天上坐在神的右边。但他差回了圣灵,就是在他身上的神的灵。呐,他拥有圣灵是不可限量的。神性一切的丰盛都有形有体地居住在他里面。我只是拥有一小勺。那就是我们所拥有的,有限量地拥有圣灵。但如果我从海中舀出一小勺的海水,把海水带到这里来,化验里面的化学成分,在整个大海中的同样化学成分也在那一小勺里,只是没有那么多的海水而已。

瞧,当我在说话时,我正在注视着某样东西。你们意识到了有什么事正在发生。呐,会众们是否能看到,那道光就站在我和那个妇人中间,就是你们在照片上看到的。他就在这里。呐,这使我感觉很好,我知道他在这里。我只是一个……但他现在就在这里。你们意识到了有什么事正在发生。我想要你对会众做见证,是不是这样的。就在刚才,一种真正甜美,好像是很舒服的感觉临到了,是一种非常舒服的感觉。是的,对吗?
74

呐,如果主耶稣让我知道关于你的一些事,是我一无所知的。但如果他告诉我一些你过去所做的事,或像那样的事……如果他能告诉我你过去是怎样的,那他也知道你将来会怎样。如果他告诉我那个,你就能判断出那是不是正确的。

你正被你大腿上的某样东西所搅扰,我相信,你的大腿上出了毛病。那就是你想要我为你祷告的。如果这是正确的,请举起你的手,好让人们能看到。好的。你现在全心地相信吗?呐,就一会。瞧?那样你就能完全明白这不是猜的了。那这跟耶稣对井边的妇人所做的一样。是的。对吗?是的。但现在要让你知道,他持守他的道。
这证明了。你说:“伯兰罕弟兄,也许你是猜出来的。”我怎么能猜出来这个呢,现在我都对我所告诉他的事一无所知。我也必须要从磁带上去听。现在,要敬畏。
75

我又看到,这只不过是一个异象,就是这样。我正看着你。是的,我看到你在不断往后退,是的,是在你的大腿上。好的。你还有大腿上的毛病,你头脑中还有别人,是你想要为他代祷的。那是你的儿子。在一次投掷的时候,他出了问题。是的。然后,还有别的事。那个男孩被阴影笼罩。那意味着他需要救恩。他不是个基督徒。是的。你相信神能告诉我你是谁吗?这会帮助你吗?会吗?莫里斯太太,去相信吧。

呐,你们相信主耶稣基督吗?现在,请举起你们的手来,说:“感谢你,主耶稣。”
我们的天父,你没有撇下我们不管。你已经祝福了我们并赐予了我们你的良善。我祈求你现在来帮助我们相信,愿每一个人都得医治。我们奉我们的主耶稣基督的名求。阿门。
76

呐,请坐。请不要走动。安静坐着。瞧,你们每一个人都是一个灵。有多少人知道这个?是的。瞧这里。这是什么?我的手指。这是什么?我的手。这是什么?我的耳朵。但谁是我呢?瞧?是在里面的我。这只是属于我的身体。这才是我在谈论的:你,你的灵。现在借着他圣灵的恩膏,我与你们相连在一起。请祷告,祷告,不要疑惑。如果教会现在能单单相信,什么事情都会发生的。瞧?

这是下一个人吗?妇人,你好吗?我猜我们彼此也是陌生人。我不认识你,但神认识你。如果他晓得你,那我能知道你的唯一方式就是借着他告诉我的一些事。
耶稣说:“我只做父指示我的事。”瞧?那是我能做的唯一方式,就是做父指示我的事。但如果他来显给我看你的问题是什么,你会相信他吗?
77

坐在那里的那位黑人女士,就在这下面的,还有高血压,你相信耶稣基督现在使你痊愈了吗?你摸到了某样东西,不是吗?好的。你得医治了。呐,耶稣基督医治了你。呐,请告诉我她摸到了什么。告诉我她摸到了什么。她摸到了大祭司。

我不认识那个妇人。也从未见过她……但我转向这里,我知道这是个白人妇女;我看到了,那里有一个黑人妇女站在这里。我打量着,她头顶上戴着一个看起来很有趣的东西。我想,那是在哪里?我感觉那就好像心跳一样上升,“嗤,嗤……”我看着,就是那样。我看到它像那样松开了。我看到他们把一样东西围在她的胳膊上,不断打压。他说是高血压。姐妹,现在都结束了。耶稣基督医治了你。他是能被我们软弱的感觉触摸到的大祭司吗?呐,现在要真正地敬畏。
78

我们想要……神当受敬拜。我们喜欢敬拜他,但圣灵很害羞。要保持真正安静。呐,你们小家伙们都很好,在前面这里的人,都非常好。呐,要真正地安静。

现在每一个人都开始祷告,说:“天父,我有需要,”我要对这里的这个妇人说话,因为要跟她相连在一起比较容易。我不是说神要告诉她什么,但如果他不告诉她……如果他对你什么话也不说,如果我就让你走过去,按手在你身上,你也知道必定是有某种恩膏在这里。对吗?我不会知道这些事情的。哦,那么,如果你相信这就是圣灵,那你就会得着你的奖赏。如果你称它是别的什么,那就是你跟神之间的事了。瞧?我不知道。我只能声明圣经是这么说的。在这里,这点证明了它。
79

呐,我们的姐妹就站在我面前,她正被神经紧张的状况和她喉咙里的毛病折磨。是的。如果这是对的,请举起你的手来。

你相信吗?现在要注意。我相信,如果我花点时间跟他们中的几个人像这样做的话,事情会好一些的。要注意。我认为能让会众留住,要好过让一大群人上到这里来。呐,现在要真正地敬畏。我感觉被带领这样做。
在她头脑中还有别的事。她还没有完全解脱出来。这里还有别的事。是的,我看到了那是什么。是在你的肋旁有毛病。如果这是对的,请举起你的手来。你现在相信吗?
在你心中还有别的事。那是一个男人。那个男人是你的丈夫。他就坐在下面这里。你相信神能告诉我他有什么毛病吗?你愿意为他去相信,并把这块手帕放在他身上吗?他的眼睛和他的耳朵有毛病。如果这是对的,请举起你的手来。去把这块手帕放在他身上,并奉耶稣基督的名得痊愈吧。现在要有信心。要有信心。
80

呐,整件事开始变得好像是一道光充满了这里的房间。现在,要真正地敬畏。如果过一会,在这之后我不能看到你们,哦,我们也会在明天晚上看到你的。呐,现在每一个人都要真正地敬畏,竭力要帮助……跟我一起劳力。你知道……如果有任何人想要上来取代我的位置,你现在就可以上来。瞧,明白吗?只要保持真正地敬畏。呐,要相信。我在这里……

我不是个传道人。我没有受过教育,不能成为一个传道人。也许神赐给了我一些别的东西(瞧?),这样我就能帮助你们。你们的牧师可以为你们讲道,帮助你们,但神赐给了我这个来帮助你们,因为我爱你们。他爱你们,他想要我来向你们表达他的爱。
81

你好吗?呐,这里又是一幅美丽的图画,一个黑人姐妹和一个白人。呐,这跟在撒马利亚那里是一样的:一个犹太人和一个撒马利亚人。但耶稣很快就让她知道……说是因为我们在这国家的不同地方长大的,就使我们的皮肤变成了不同的颜色……

神是各个种族的人的神。他就好像一个花床。他有白花,红花,蓝花。那都是他的花束。瞧?他把我们造成了这个样式。但我们的心……我们都是从一个人来的,亚当和夏娃。是的。我们所生活的国家改变了我们的肤色。但这跟我们的灵和心没有一点关系。这是真实的。神对你就跟对其他人一样真实。你相信吗?你相信我是他的仆人吗?你相信我所说的事情吗?我知道你相信。
82

最近我刚从非洲回来……就在最近几年。我还要再回去。哦,看到那种信心,简单的信心。如果神向我启示出你的问题是什么,你会相信我是他的先知,或者说是他的仆人吗?你愿意相信。愿他应允。是直肠的毛病。是直肠炎。呐,你们所有的黑人现在都要相信。这是你们的姐妹。还有一些别的事。

你说那是肠子的问题,是肠子。肠子正在起皱、干结、断裂,肠子。是的。你全心地相信吗?你相信我是他的仆人吗?如果我告诉你说你的名字叫什么,这会让你更相信我一些吗?会众会更相信吗?你们会相信吗?杰斐逊太太,回家去吧,耶稣基督使你痊愈了。神祝福你。要对神有信心。
83

你好吗?我们彼此是陌生人。告诉我,当我讲出这三个人时,我会……我们彼此是陌生人。我不认识你,你也不认识我?夫人?你曾参加我过的聚会,但我不认识你。你只是坐在下面的会众中。好的。

有什么事发生了,但我错过了。是在角落那里。也许是那个女士,就是刚坐下的那个女士。你就是那位刚接受了代祷的女士吗?是的。我注视着那道光。那光离开了讲台。但我想那是一个男人。是一个男人,他坐在那里,喉咙有毛病。是的。是的,先生。那个坐在你旁边的人很高兴,因为他刚得了医治,神的荣耀在他身上。那个人患有喉咙的毛病。先生,你喉咙上的毛病离开你了。你正在祷告,坐在那里为你祷告,要把神的大能带到你身上。现在去吧,你的罪被赦免了;你的喉咙得医治了。去得痊愈吧,奉主耶稣的名。
84

我挑战你们;要对神有信心。那个妇人就坐在后面那里,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我看,你们看不到那光就立在她上方吗?她患有膀胱的毛病。你相信……请站起来,姐妹。请站起来接受你的医治吧。好的。去吧,耶稣基督使你痊愈了。我一生中从未见过这个妇人。我们彼此是陌生人吗?妇人,如果这是对的,请举起你的手来。好的。回家去得痊愈吧。当你坐回去时,在那里有一个妇人就坐在你旁边,也正被喉咙的毛病搅扰着。妇人,请站起来,接受你的医治吧。我们彼此是陌生人吗?回家去得痊愈吧。耶稣基督使你痊愈了。

你还看不到他是活着的吗?基督是活着的。他是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都是一样的。神的儿女们,要对神有信心。要对神有信心,不要怀疑。你要全心地相信。“你若能信,凡事都可能。”
85

你患有神经紧张的毛病,咳嗽。就是这个使你咳嗽的,是你的神经紧张。你害怕在你的喉咙里有什么地方不对劲,但不是的。当你变得紧张时,你就会咳嗽得更厉害。然而这还不是你的主要问题。你正在为别人祷告。他遇到了一场车祸,不是吗?是你的儿子,在医院里。他已经是半昏迷了。你害怕他是否会死去等等。他已经得救了,但你还有点害怕。他没有得到正确的祷告。对吗?如果这是对的,请举起你的手来。好的。很好,继续吧。他会苏醒过来的。你要全心地相信,不要怀疑。要有信心。

你相信我是他的先知,或说是他的仆人吗?当我那样说的时候,会绊倒人们的。我不宣称是一个先知。我只是他的弟兄。我是他的仆人,你们的弟兄。
86

等一下,就一会。有什么事情发生了。是在会众中的某个地方。现在要敬畏。是的。现在要真正地敬畏并祷告。只要举起手来,说:“主耶稣……”我不在乎你有什么……请说:“这个人不认识我。我也没有祷告卡,我无法进到那个祷告队列中。他不认识我。但主啊,如果你让我摸到你的衣裳繸子,就求你让他转过身来,对着我。”瞧?你就会看到那是不是对的。

呐,要真正地敬畏。我们彼此是陌生人;我们彼此不认识。如果那是对的,就让我们举起我们的手,好让人们能看到。好的。我们彼此是陌生人,但神认识我们两个人。你相信我是他的仆人吗?呐,我这样说的原因,是他告诉我……你也许读过我的书。你曾经读过吗?神说:“如果你能让人们相信你。”相信什么?不是相信我就是他,而是相信他差了我来。瞧?他必定在某处有某个人。瞧?
87

神在事工场上还有别的人,伟大的人。我是其中的一个小……但我的这一小部分,我想要为神做事,来表明我对他的爱和真诚,这是我的表达。我全心地爱他。我若不爱你们大家,我就不能爱他。瞧?因为他宁愿我爱你们大家超过了爱他。我宁愿你们爱我的孩子,而不是爱我。我是一个父亲,都会这么想,他会怎么样呢?

呐,你说:“伯兰罕弟兄,你在干什么?”我在等着看他要告诉我什么事。如果他什么也不告诉我,我只是过去按手在你身上,你仍然愿意相信吗?你都会相信的。会众也会那样相信吗?然而异象来了。
88

你刚做过一个手术。病情很严重。手术做得不太好。你很害怕。你害怕那是癌症。呐,你相信他能告诉我那是个什么手术吗?我看到了那个手术。是胆囊,我相信。是的。你吓坏了。巴不得我什么都不说,是什么毛病,或是不是有毛病,巴不得神能让你拥有信心,那就是你所需要的一切,对吗?是的吗?

如果他告诉我你是谁,或者你是从哪里来的,等等像那样的事,或你生命中的其他事情,你会相信吗?你愿意让自己相信……你知道我不认识你。你不是来自这里的。你是从一个被称作当尼的地方来的。你是凯利女士。呐,回去吧;你得医治了。耶稣基督使你痊愈了。你相信吗?要对神有信心。不要怀疑。
89

那个妇人,那就是那个刚得了医治,或得了代祷的女士吗?刚才那光就在那边,就在她所在的地方。有人正在祷告。年轻人,你有祷告卡吗?你相信我是他的先知,他的仆人吗?你相信神会医治你的朋友吗?如果我告诉你说你有什么问题,你会相信吗?癌症。要有信心并相信。呐,他会痊愈的。阿门。

那个坐在后面的妇人正在看着我,你的脚上有毛病。是一次手术导致的。戴着眼镜,棕色头发的女士,你全心地相信吗?请举起你的手来。好的,你可以回家去得痊愈了。耶稣基督医治了你。
你相信吗,先生?奉耶稣基督的名,去得痊愈吧。阿门。现在要有信心。不要怀疑。
妇人,你的眼睛有毛病。如果我告诉你是什么毛病,你会相信吗?是癌症。你愿意接受你的医治吗?那么奉耶稣基督的名,去得痊愈吧。现在每个人都祷告。要有信心。
90

天哪,这是另一个患癌症的人。你相信神能使你痊愈吗,姐妹?来吧,让我按手在你身上,趁着恩膏……现在去吧,愿天上的神医治你并使你痊愈。

当你刚才坐在那里时,那个肾病就离开你了。去得痊愈吧。要全心地相信主耶稣。不要怀疑。要全心地相信。好的。
来吧,妇人。你相信我是他的仆人吗?神能医治心脏病。你不相信这个吗?你相信你的病得医治了吗?那你就去上路,说:“感谢你,主耶稣。”并得痊愈去吧。
你患有妇科病,还有心脏病。你相信病已经离开你了吗?好的,去上路,并说:“感谢你,主,”并得痊愈去吧。
一个像你这样年纪的人会有一些前列腺炎,神经紧张的毛病,但你最大的问题是一个杀手,就是心脏病。你相信他能医治吗?如果这是对的,请举起你的手来。去得痊愈吧。耶稣基督使你痊愈了。
91

现在来相信吧。你好吗,妇人?你太瘦了,但你有一个阴影笼罩着你。你被阴影笼罩着,要死了。是癌症,一个杀手。你相信神能使你痊愈吗?去吧,我谴责那个魔鬼远离我的姐妹。奉耶稣基督的名,撒旦,从她里面出来。

妇人,我跟你是陌生人。你相信神能告诉我你的毛病是什么吗?你会相信吗?等一下。先生,你正患有胃病,坐在那里,你相信神使你痊愈了吗?你全心地相信吗?黑头发的人,身上穿着一件白衬衣的年轻人,正在那里祷告……是的。回家去吃东西吧。是胃部紧张,使你吃不下东西。你全心地相信他吗?你接受你的医治吗?如果你接受,那就站起来吧。请举起手来。好的。回家吧。耶稣基督使你痊愈了。
如果神能告诉我你有什么问题……你相信我是他的先知,他的仆人吗?你若能信,你的糖尿病就会离开你的。回家去得痊愈吧。耶稣基督会医治你的。
92

呐,妇人,你身上有好几处毛病。是的。作为你这样年纪的妇人,实际上都会有的。但你想要我为你祷告的事是心脏病。是的。你有一个紧张、软弱的心脏。当你躺下时,就会变得更加厉害。呐,如果你能全心相信的话,你就可以回家去得痊愈了。耶稣基督使你痊愈了。

正坐在那个绿色椅子上的人,你愿意相信吗?我不能医治你。你有祷告卡吗?你若相信的话,神能使你痊愈。你不能只坐在那里,还想要活着,好像坐在门口患有大麻风的人一样。他们说:“我们为什么坐在这里等死呢?”你要跟某样东西连在一起。你现在要跟他联系在一起。你摸到了他的衣裳,巴不得我能让你看到这个。你快要因患癌症死掉了,但你若能全心地相信,耶稣基督就会使你痊愈的。
那些大麻风病人说:“我们为什么坐在这里等死呢?如果我们坐在这里,我们就会死掉的。”如果你坐在那里,你就会死掉的。请奉耶稣基督的名站起来。回家去并得痊愈吧。
93

所有想要相信他的人,你们全心地相信吗?请站起来,你们每一个人,都接受你的医治吧。请举起你的手来。哈利路亚。这里有另一个妇人从轮椅上站了起来。在下面会堂各处的人都站了起来。他们都在那里站了起来。站起来离开你的轮椅吧。站起来。这是……神的儿子就在你们中间了,就是基督,医治者。请站起来。请举起你们的手来,赞美他。

主耶稣,我赶出在这所会堂里的怀疑的灵。撒旦,从这里出去,我奉耶稣基督的名挑战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