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0211 亚伯拉罕

1

愿主祝福你们每一个人。晚上好,朋友们。今晚很荣幸能再回到这个教会里来,传讲这道,就是从天上永恒的神而来的永恒之道。我有点累,今早在基督徒商人团契的早餐会上,我们有两场聚会。主赐给了我们一个极大的祝福。

在我自己的生命中所发生的一些事,是我永远无法忘记的。我很感激主,他确认了我竭力要为主所做的事,主印证了是那样的,那是他的旨意。你知道,当像那样的事情发生时,你会有怎样的感觉,那会使你感觉非常好。
呐,我留你们有点太晚,对此我很抱歉。我刚过头……今天早上,我想我做的真是很好,我说:“现在是十点三十五分。”迪安弟兄说,时钟已经停住有一个小时了。所以我猜事情就有点是那样的,你知道,我们把时间用光了。有很多东西要说,却没有足够的时间来说。
2

明天早上,我想在十一点或十一点半,若主愿意,当教会解散时,我要再来到这里,向教会传讲一个简短的信息。那是在牧师和所有的人结束了他们早上的服侍和主日学之后。

然后,明天晚上,我们要为病人祷告。如果有足够的人出现需要祷告的话。瞧?如果我们要为病人祷告的话,就必须要有足够的人来组成一个祷告队列。这里的小伙子说,那天当他分发祷告卡时,在他发出了大约二十张之后,他说就结束了,不再有人要了。再也分发不出去祷告卡,没有那么多人。在一个小的教会中,你知道当我们举行教会聚会时,我们差不多都是那样的。瞧,你进入到很多会众当中时……
明天晚上,如果你们有所爱的人,想要接受代祷的……呐,若主愿意,我们正在计划,明天晚上为病人祷告。请在教会活动还没有开始之前,六点钟就来到这里,你会得到一张祷告卡,预备好明天晚上接受代祷。我们现在还不知道,但我们也许会让他们排着队列走过来,为他们祷告,或无论主怎样带领我们。然后在接下来的周日晚上,若主提醒并愿意的话,再次为病人做祷告。
3

然后周三是……周三下午,我要在古老毗斯迦之家教会讲道。史密斯弟兄,我想,我相信他的名字是史密斯,他是个非常好的弟兄。我曾和他一起在海外传教过,他真是个好人。我相信他们要在那里举行一次某种类型的聚会,所以我要在下个周三下午在那里讲道,然后再回到这里来,举行周三晚上的聚会。

然后,下一个周一,我们要看看能否在那中间抽出一天时间,去到在圣伯纳迪诺的埃斯皮诺沙弟兄那里,就是在我们上去到贝克斯菲尔德之前,或是在贝克斯菲尔德附近……吉恩弟兄,那地方叫什么名字来着?维萨利亚。我相信他们找到了一个体育场,就坐落在弗雷斯诺和贝克之间,那样他们就可以让双方的人都来,因为在那里,有从两个城市中来的人都想要参加,所以他们就把聚会放在中间的维萨利亚城。请你们祷告。
4

然后我们要从那里直接去到俄亥俄,回到那片冰雪区域。在那里,我们要跟神召会一起合作,以及那些独立教会,一起都聚在俄亥俄的体育场那里。那个地方叫什么名字,吉恩?俄亥俄吗?米德尔顿,在俄亥俄州,是个篮球中心。然后我们要从那里下来,我相信是弗吉尼亚州的门罗市,或在那里的什么地方,今晚那里的积雪有大约十七英寸厚。然后我们从那里回来,去到伊利诺斯州的布卢明顿,就是在下一个周。然后从那时候到接下去的十天里,八到十天,在芝加哥的兰恩泰克,我们去过那里很多次了。那是由全福音基督徒商人会发起的。

我会回家呆一天,然后去到北方的英属哥伦比亚,在那里积雪非常厚。然后我要去北方的大草原城,我想接下去是道森克里克,然后是福特圣约翰。那是在去到阿拉斯加州的安克雷奇的最后一站,跋涉一千五百英里去到丛林中。然后,若主愿意,我要再回来,从那里去到海外。然后希望能在下个秋天的某个时候回到祖国,若主愿意,在早秋的某个时候,就是十月或十一月份。若主耽延,如果他没有来,如果在那个时候之前,他取走了我,我将会在彼岸与你们相遇。如果他耽延,我也与你们同在,我们就会上到天上去见他(瞧?),去到空中与他相遇。呐,那随时都会发生;我们不知道;我们不能说。但……
5

我们是传教士。今早我跟一些人谈话,他们在谈论,你们对美国这里的境况怎么认为呢?所有的传教士等等,所说的都一样,我们相信,复兴现在正发生在其他土地上,在那里的人们中间。那是差不多……你知道,在湖里有很多条鱼,当最后一条被抓上来时,就结束了。神不会有一个畸形的身体。他不会有一只长了六个指头的手。瞧?当那个身体完成了,一切就都结束了。瞧?无论你再怎么传讲,或神再做什么事,都不会再有人来了。

朋友们,在我们的故乡也差不多是那样的。我们正生活在一个可怕的时刻。你认识不到。去问问其他的传道人;不要只听我的话。或看看这个国家,你从哪里能看到大量的人去到基督面前的。哦,你去到印度的孟买,为主呐喊五分钟,或讲上四五句话,在那里就会有五千人哭求,想要得救的。是的。然而我们在这里,从一个地方去到另一个地方,拉,扯,拉,扯。就是不能……只有一件事是美国人可以做的。那就是在那里组织一个节目。他们在这里有金钱。在那里的人也许什么都没有,无法为聚会付款,但他们确实愿意并想要听到福音。站在一个斜坡上,如果你再多传讲上五分钟关于耶稣的事,只要说几句话,就会有上万的人在下面挥手。
6

我说那些话时,看到今晚有一个印度妇人坐在我前面。你是从印度来的吗?哦,南部印度。哦,有一个大好的机会,若主愿意,今年的十月份,我会去到加尔各答附近,然后去到孟买那边,然后也许会去到泰国。我们盼望着那样。主实在是祝福了那些聚会。当我在孟买时,你恰好没有参加,对吗?你错过了。我猜你听到过那聚会。[一个人说话,含糊不清—编者注]能重复一下吗?[他重复说—编者注]是吗?哦,那太好了。那是一次伟大的聚会。神确实祝福了你们的人。

在我一生中,我永远也忘不了那天晚上在孟买的聚会。他们……当时我遇见了卫理公会教会的主教和很多领导者,他们不想赞助我去到那里。他们……我就花费了这些贫穷女人和男人的钱去到了那里,不管怎样我肯定我要去到那里传福音。那位经理也许把行程,或是把赞助人给搞混乱了……但,哦,我一生中从未见过那么多人去参加聚会的。甚至那座城市的市长也参加了。
7

就在那次,那个站在那里的瞎子恢复了他的视力。当时我挑战了所有的回教徒以及每一个人,“请上来,恢复他的视力,我就相信你,”瞧。“愿神……”他是个敬拜太阳的人。呐,他的眼睛就瞎了,他敬拜的是受造物,而不是造物主。我说……我到过那里的耆那教庙宇中,你知道,还有佛教,他们所有人都在那里,有七八种不同的信仰,他们每一个都反对耶稣基督,不相信他。

所以那天晚上,当那个大挑战发出时,他们所有人都坐在那里,我说:“呐,这个人已经瞎了二十年了,你们认为我是在读他的心思。”你知道那些圣人们,等等,你知道,就是那些敬拜者们。我说:“你们认为这是一种读心术,认为我是在读他的心思,才会说出他的名字叫什么。”我无法读出来,只能拼写。瞧?然后我说,“是的。”他是个有两个孩子的男人,他的妻子。一个孩子八岁,另一个十岁左右。
我说:“呐,你们认为这是读心术。呐,如果这是读心术,那你们就上这里来。我对读心术一无所知。如果是那样的话,那你就是个天才。我对心理学也一无所知。你上来这里,给他视力,我就跟随你。”我说:“回教信仰很伟大,这本古兰经也是好的,那就请回教徒的祭司上来这里,给他视力,我就做一个回教徒。”瞧?
我说:“呐,我奉耶稣基督的名挑战你们每一个人,上来给他视力。”如果我没有看到一个异像,他会恢复他的视力的话,我永远都不会那样说。但我知道问题在哪里。那是一帮你所听过的最安静的人。数千人……哦,那需要花我两个小时坐在汽车里才能穿越人群,去到那里。
8

当时那个人就站在那里,我说:“他说他会服侍那位赐给他视力的神。”我说:“对回教信仰,佛教,耆那教,锡克教,或无论是什么信仰来说,这都是个巨大的挑战,就是这样。”所以,没有人……我说:“为什么你们在这事上如此安静呢?”我说:“你知道他们不上来的原因吗?因为他们做不到。我也不能。但天上的神,他高举了他的儿子耶稣基督,就是我正在作见证的。”瞧?我说:“我看到了一个异像,他会恢复他的视力。”我说:“如果主不能恢复他的视力,那我就是个假先知。请把我赶出印度。如果他恢复了他的视力,你们有多少人愿意接受基督作你个人的救主,并弃掉你们的回教先知等等呢?”在你目光所及之处,都是手,有数十万双。就是那样;是的。

我向他示意,我告诉翻译说:“不要翻译这个。”我说:“天父,又到了迦密山的时刻。你不会让你的道被打败的。因为你显给了我看,这个人会恢复他的视力。让那位显明给我异像,说这个人会恢复他视力的神,来打开他的眼睛。”他发出了一声尖叫,他就像我一样能完全看见了。他跑了出去。他跑到了那座城市的市长面前。
9

我不得不离开讲台。当我从那里出来时,我连鞋都没有穿,衣服也没来得及拿。他们有很多人。我猜是保安或是什么人,排成了一长队,你知道,像那样挡着人们。那些人会从他们脚上跑过去,从腿下面钻过去,只为要摸到你,从他们的后背上爬过去。我不得不离开那个城市。我甚至都无法离开那座城市,必须要有保护。

那个人在统治者面前做见证,或者是总统,我想是他在那里。那座城市的市长也是那事的见证。我有他的名字;现在我就放在我的一个口袋里,我想,就是在我宾馆的一个大衣口袋里。
他们邀请我再回去,去什么地方,新德里吗?新德里?是新德里,我想是的,他在那里有一个圆的大型露天广场,在那里可以容纳一百万人。我盼着能回去。他仍然是神。阿门。他从未改变过。时候要到了。
10

正如我今早在讲道中所说的,如果一个人曾去到过他们的国家,并发现那些人的需要,那我们就会自己觉得羞愧。那些人在那里传讲福音,其中的一些传讲福音的人甚至脚上连鞋都没有,我们的小教会正在竭力进行支持。是的。传讲福音的传教士甚至连鞋都没有穿,也许一个周只能吃上两次咖喱饭,每次只有一小盘,他们穿山越岭,去到各处,竭力要传讲这福音;而我们却在建造六百万美元的建筑,好像我们要在这里永远呆下去,还传讲说主的再来近在眼前了。不要对我胡说八道了。我不想要在这点上开始;我们偏到别的主题上了。

呐,昨晚……在我们就近这道之前,让我们在祷告中来就近这位作者。让我们低头。
11

我们的天父,今晚我们再次奉你儿子,我们亲爱的主耶稣基督的名聚集在一起。我们奉他的名聚集,因为他应许说,如果两三个人奉他的名聚集,无论求什么,就像摸到了一件东西一样,他们必会得到的。呐,天父,我们的人数远超过了那个数字,但这只是表明了,无论人数多么少,你都愿意与教会见面;你仍然愿意与你的子民见面。我们祈求你今晚来祝福我们。

12

明天是星期天,全世界的数千个讲台都会在明天开放。神啊,在别的土地上,有一些已经开放了;在另外一边的土地上已经是星期天早上了。父啊,我们祈求你恩膏你在各处的传道人。无论你的传道人在哪里,请恩膏他们。你的仆人为病人祷告,神啊,愿他们被大大地恩膏,以至于大的神迹奇事在每一个教会的每一个人身上和基督信仰的每一个时期都得以成就。主啊,愿能出现一个时候,神会大大地倾倒出他的圣灵,使那些批评者退后,愿永生神的教会能像母鸡聚集小鸡一样聚集在一起。父啊,求你应允。

我们为这个教会祷告,他们敞开门让我们进到这里来。我们祈求你明天祝福牧师,主日学教师,唱诗班,以及教会的所有活动,看门的,执事,理事和别的人。明天早上当他们为了主日学的课堂而聚集在一起时,愿伟大的神迹奇事能成就。愿圣灵临到这个会堂,开始一场复兴,在神的大能下被击倒,躺在地板上,等等。在这个城镇的周围成为榜样,就是当神的子民聚集在一起时,神所能做的,把他们聚集在一起祷告。
13

今晚,我往下看着这位印度的弟兄,和他的妻子还有小孩子们,主啊,我感谢你让他们今晚在这里跟我们一起。主啊,这只是向我们表明,在经上确实记着说,神不偏待人。在列国中,凡敬拜你,敬畏你的人,你都敬重他们。我们为此十分感恩,对我们所有人来说,你是一位全世界的父,一位永恒的天父。主啊,我们祈求,你今晚赐下永恒的祝福在我们身上。

求你赦免我们的罪,正如我们赦免那些得罪我们之人的罪。愿在我们心中一点毒根都不留下,无论在哪里。愿圣灵洁净我们的生活和良心,愿我们将要讲出的这道能带着圣灵的恩膏而讲出来。求你对要讲道的嘴唇和要听的人的耳朵行割礼,愿这道不落在浅土地上,或是落在岩石上,会被空中的飞鸟叼走。而是愿它落在好的信心沃土上,能结出一千倍的收成。主啊,求你应允。我们奉耶稣基督的名把这一切连同我们自己都交托给你。阿门。
14

我从亚伯拉罕身上所得到的这些信息,我自己都很享受。那是……你们喜欢吗?亚伯拉罕。在就近他时,我不知道你们会怎么说,因为圣灵引领着我们从一件事去到另一件事上。我们确实很享受。在前天晚上,我们讲到了当他被神呼召的时候。昨天晚上,我们看到他把自己分别出来,完全顺服。我们发现,直到你完全顺服他,否则你就无法被祝福,神也不能为你做任何事。

15

呐,这里有一点要求是我想要对病人说的。你也许上来这里被祷告过了,你也许让天使按手在你身上,但除非你先相信它,接受它,承认它,否则对你就一点用处都没有。因为他是我们所承认的大祭司。在他能在神面前作见证之前,我们必须要先承认。因为他是大祭司,在那里为我们所承认的他对我们所做的事作中保。

呐,神的医治是什么?它是否意味着我们必须要等到明天晚上才能得医治呢?不,先生。我必须要上教会吗?不,先生。就在你相信神,并接受他作为你个人的产业时,就已经成就了。是的。“伯兰罕弟兄,我是什么时候得医治的?我是上个周得救的,我是前天晚上得救的,十年前。”当耶稣在一千九百年前为你死在各各他时,你就得救了。神赐予的一切被赎回的祝福都是给你的……耶稣在十字架上说:“一切都结束了。”一切都被赎回了。
就好像是你在当铺里,神去把你带了出来。哦,这其中有美好的教训。也许下个周我们会讲到路德和拿俄米,那位至亲救赎者。那是个很好的功课。很多……整本圣经都很美妙,全部都是,因为这是神的道。
呐,就在你能接受你的医治或你的救恩的时刻,如果你走在街上,无论你在哪里,就在你接受的时刻,那就是你转变的时刻。
16

大约一年前,我正在我的院子那里割草,我想要,有时候,我必须要穿上我的工装裤割几个来回;然后某个人进来,你就必须要去为他们祷告。然后从后门走出来,换衣服,再回来。我刚刚用完了汽油,所以我就开始跑到门廊上,我看到一辆破旧的卡车停在我房子前面,一个绅士从街上走过来,就是那条小公路。他说:“我要找伯兰罕弟兄。”

我说:“我就是伯兰罕弟兄。”他看着我身上的工装裤等等,他说:“是的,先生。”
我说:“是的。”
然后他说:“哦,伯兰罕弟兄,我只是想要看你一会;我猜你很忙。”
我说:“谈论主永远不会忙的。”他说:“哦……”
我说:“你不要进家吗?”
他说:“不,我就在这门廊上坐会吧。”
17

他说:“伯兰罕弟兄……”他告诉我说他是从哪里来的,他说:“我一出生,就作为一个路德派信徒被奉献了,被献给了神,无论他们怎么叫它。”他说:“我猜当我还是个小孩子时,据我所知,那是我最后一次去教会,除了有时候我妈妈带我去的,是我所不知道的。”他说:“我结婚了,”一个很好的商人。他说:“我拥有了很多东西,很好的汽车生意,我赚了很多钱。”他说:“有一天,我的妻子去到了五旬节教会。”我要引用他的方式来说话,他说:“她去到了五旬节教会,就得到了那些灵。”他说:“她有一个很好的生活。”他说:“她来到我面前,想要说服我也去,让我也拥有那些灵。我说:’不,’我说:’亲爱的,如果你想要去,那你就去好了。’他说:’呐,记住,如果你想要改变你的生命。’”他说:“我们过着普通美国人的生活,鸡尾酒会,跳舞,喝酒,等等。”他说:“我很高兴看到她生命被洁净了。”他说:“她做到了;那使她成了一个不同的人。”他说:“我想,’如果她那样做了,我很高兴她那样做到了。’”他说:“呐,你拿上支票簿,任何时候,如果你的小教会需要钱的话,你的名字签在支票簿上跟我的名字一样有效。去随便写吧。”他说:“但对我来说,我不要虔诚。如果你想要虔诚的话,就去吧。”

18

他说:“哦,她在那个小教会有大约一年了。”他说:“他们在田纳西州举办了一场大聚会。”哦,我猜是在神的预言教会;他们就是在那里举办他们的大聚会的。他说:“她去到了那里。”说:“我正在做销售,卖一辆车,是在外面的场地上,卖给几位女士。”他说:“夏天时节,我穿着外套。”他说:“我走出去,到她们面前做销售。”他说:“当我回来时,我刚好想到,我有没有给那个妇人第二套钥匙呢?我把手伸进我的口袋里,在口袋里我摸到了一个方形卡片,在卡片的后面记着一个问题,’你将会在哪里度过你的永恒?’”哦,他说:“我看了看,想:’哦,我不知道是谁把它放进我的口袋里的?’我就把它丢进了垃圾桶里。”他说:“有东西对我说:’但那是必须要解决的。’”他说:“我就伸出手,又捡了回来,”他说:“我开始震惊,我想:’是的。我已经四十多岁了。所以我应当去搞明白,我要在哪里度过永恒。’”他说:“哦,瞧这里,你完全搞乱套了。”所以他又把卡片丢掉,想要转过身,甩掉那个疑问,等等。他又回头看到了那个卡片。那声音不断地在他心中回响。“你将会在哪里度过你的永恒?”他第三次又捡了起来。他说这使他非常紧张,以至于他都无法回家了。

19

他说他听到著名的传道人葛培理正在靠近他旁边的一个州举行聚会。所以他就去到了那个聚会中,以为他可以跟葛培理先生谈谈。他说:“葛培理先生那晚讲了一篇出色的信息。他说:’所有想要接受耶稣基督的人,请站起来并举起手。’”他说:“我站起来并举起了手。”他说:“他们把我带进一个房间并问我,’我相信他是神的儿子吗?’我说:’是的,我相信。’他们就告诉我,照着我的信心,那就使我成为了一个基督徒,说:’现在一切都结束了。’”

他说:“伯兰罕弟兄,但一切并没有结束。”他说:“我走出去,后来我又去到了另外一个地方,那里的人称为自由卫理公会。”他说:“他们告诉我说,我必须要成圣,欢喜快乐并呐喊,然后一切就都结束了。”他说:“他们跟我呆在一起。”他们说:“我要高兴,成圣,呐喊,那就是……”他说:“他们告诉我,’一切都结束了。’”他说:“并没有结束。”
他说:“后来我去到了一个著名的五旬节派弟兄那里,他走遍了这个国家,是最大的五旬节组织之一。”他说:“那人说:’你曾说过方言吗?’没有。他说:’那你就还没有领受圣灵。’说:’那就去到后面的别的帐篷里,领受圣灵吧。’”他说:“他们对我非常好,跟我一起忙活等等。”他说:“我呆在那里,有一些人跟我呆在一起,直到深夜。”他说:“最后,那种能力降在我身上,我就说了方言。”他说:“我出来了,第二天我去见那个传道人,他说:’一切都结束了。’”他说:“伯兰罕弟兄,但一切并没有结束。”
20

他说:“然后我就从那里去到这,去到那,”他说:“我去到’医治之声。’当我去到’医治之声,’我见到了所有的那些弟兄,他们告诉我说,我已经越过了我生命中的分界线,再也没有位置给我了。说:’只有一个人能指正你,’”说:“你去见伯兰罕弟兄;他是个先知。”呐,那是错的,但……“那人说:’他是个先知;他能看到,并明白你在哪里越过了界限,也许你还能回头来做点什么。有什么事情是你还没有做的,你最好去见见他。’”他说:“伯兰罕弟兄,我就到了这里来。”

我说:“哦,弟兄,我不是个先知。”我说:“但主让我能辨别一些事情,帮助人们,一个卑微的恩赐。”我说:“但我不称我自己是先知。”我说:“但在那事上,你不需要一个先知。你只需要把事情纠正过来;就是那样。你不需要……”
21

我说:“我想要问你一件事。”我说:“葛培理告诉你的是真理。”我又说:“卫理公会告诉你的是真理;五旬节派告诉你的也是真理。但不是完全的真理。”瞧?我说:“那是真理,但不是完全的真理。”我说:“我相信接受基督作个人的救主;我相信那个。我相信成圣,使生命得洁净,欢喜快乐并呐喊;我相信那个。我相信说方言和圣灵的洗,我相信所有的那一切。”但我说:“那不完全是我们所在谈论的。”

22

我说:“我想要问你一件事。”我说:“呐,记住,你说你在四十年里,什么事情都没有做。”

他说:“伯兰罕弟兄,我把我卖每一辆车的所得都给了讲道的和传道人。我做了一切我知道该做的事,为要弥补我生命中所做过的事。”
我说:“那不是必须的;你不需要那样做。”瞧?我说:“神从未要求你那样做过。”我说:“你无法付钱买路进去。那不管用。”但我说:“他的恩典会把你带进去的。”
他说:“哦,我当怎样做?”
我说:“什么事都不用,你什么事也不能做。”我说:“你告诉我,在你生命中的这四十年里,你根本不在乎神。但你捡到了一张纸片,上面说:’你将会在哪里度过你的永恒?’有东西说:’那是必须要解决的。’你就无法摆脱那个。呐,以前你是朝着这个方向在走一条路,但突然你开始回头走这个方向。你以前不在乎神;但你开始回头寻找他。”我说:“就是在那个让你做出转变的地方,就是那个改变了你,就是在那里。”
他说:“那我一直都拥有它了。”
我说:“是的。”
他说:“哦,赞美归给神。”(瞧?)
23

不是在某些感觉上,但你相信吗?就在那里,你得到……瞧,无论你有多少成圣的感觉……那是一种感觉,被成圣了。领受了圣灵的洗也是一种感觉。但当你接受了基督做你的救主,那就把你转变了。没有人……耶稣在约翰福音5:24说(想想一把和两打的鸡蛋。瞧?),5:24:“那听我话,又信差我来者的,就有(现在时)永生,不需要经过审判,是已经出死入生了。”就是那样。瞧?就在那里你被转变了。那是圣灵的一个部分。成圣是圣灵的另一个部分。然后当你被圣灵完全充满时,你就什么都不能做了,正如罗伊弟兄所说的,他那时会赐给你另一种语言。然后……他就完全充满了你。需要圣灵……“若不是我的父先吸引人,就没有人能到我这里来。凡父赐给我的人必到我这里来。”就是那样。所以当你心中有一点点拉动,让你去就近基督,你就应该立刻去做,因为那是发生在你身上的最伟大的事,就是神呼召你去赴他儿子的婚宴。我不知道还有什么更伟大的事了。

24

呐,你们的故事,亚伯拉罕,昨天晚上我们讲到了,他经历了一场大试炼。撒拉决定要把夏甲给他作妻子,她就生出了一个婴孩,并给他取名以马内利;亚伯拉罕知道那是不对的,所以他就去到神面前。那样做不是神的旨意,因为神已经借着撒拉应许了那个婴孩。那时候他已经是一百岁,而撒拉九十岁了。

他去到神面前,神就向他显现,并奉全能神的名去到他面前,那个希伯来词的意思是“以利沙代,全能者。”我们发现,把那个词分开,“沙代”在希伯来话中的意思是“乳房。”“沙代”的意思是“乳养的神,”一位有乳房的神,他能把他自己的力量倾倒进相信他的儿女里面。当他们生病时,当他们软弱时,当灵性衰退时,他们只要抓住他胸脯的应许并开始从那些应许的力量中吮吸,他就会把他的力量倾倒进他们里面。
25

强壮的神有乳房,哦,我认为那是最美的图画。瞧,对于一个已经一百岁,却仍然站立在神的应许上的老人来说,那是个何等的安慰啊。呐,圣经说:“他们都年纪老迈;他们都年纪很大了。”一个老人,他持守住神的应许……神说:“我是乳养的那位,你只是一个虚弱的孩子。”撒拉的子宫已经干瘪了四十年,已经过了生育期四十年,之前的五十年里也许一次例假都没有来过了。就是那样,在她里面所有的血管已经干瘪了,她是不能生育的。他作为一个男人,也像死了一样:对他来说就是那样的。他是个老人,他的妻子也很老了。神说:“但我是那位母亲。(阿门。)我是那位母亲,只要抓住我的应许,并不断吮吸。我能为你成就事情的。”哦,我喜欢那个。

26

神为要向他显明他会怎么做,神在第17章改变了他的名字。他也改变了撒拉的名字。是的。注意那些名字,是有意思的。为什么他把雅各的名字改成以色列呢?为什么他把扫罗的名字改成保罗呢?他为什么做所有的那些事呢?在他得胜并进入到荣耀中之后,他说他的名字被改变了。在启示录中,神赐给了那些得胜的人一个应许,神会把他的新名赐给他们。是的。每一次得胜的人都会被赐予一个新名。

亚伯拉罕,当他最后得胜时,他亚伯兰的名字的就被改变了,神说:“你不再叫亚伯兰,而是要叫亚伯拉罕。”神把他名字的一部分给了亚伯拉罕,把他的名字标在上面,以罗欣。H-i-M和H-a-m,以罗欣。换句话说,我是万有的父。瞧?我要使你成为多国的父,所以我要改变,把我名字的一部分赐给你,多国的父,罕。瞧?以罗欣,亚伯拉罕……你曾想过这点吗?这是个很好的宣布。今天有一位伟大的传道人,名叫葛培理,G-r-a-h-a-m,葛培理,想想吧,神满有怜悯,他完全预知并做他想要做的事。
呐,注意他在那里所做的,他把撒莱的名字改成了撒拉。撒莱的名字,撒莱改成了撒拉。注意,“撒拉”的意思是“公主。”他是多国的父。哦,这岂不是很美好吗?对那个年老的男人和女人来说,已经上百岁了,那个应许就要成就了。
27

呐,我们发现在这之后,亚伯拉罕被分别出来,他出去找到了他的弟兄罗得,把他带了回来。当他那样做时,就把他从那些可能会杀害他的敌人手中救了出来,把他带了回来,本以为也许他会脱离出来,并把自己跟所有那些属世的事分别开来。罗得没有那样做,他又回到了所多玛城中,好像猪回到泥里打滚,狗吃它所吐的。他们又回去了。

那就是我一直在修补的地方。无论我怎样修补反对那个,他们都要那样做。但在审判的日子,这盘录音会在天上被播放出来,记住,它会回应反对你的。是的。五旬节教会变得冰冷和形式化,又回到了组织的深渊里。“只要我们属于教会,那就足够了。”你必须要重生。你必须要拥有圣灵。你必须要有行动,神迹奇事等等,正如神所应许的。那就是我看到教会变得冷冰冰的地方。无论我怎样传道反对它。我站起来说女人不应当穿短裙,女人不应当剪短头发;他们还是那样做。我说五旬节教会把钱花在那些大事情上,变得时髦,组织了起来,把他们其他所有人都砍出去了,就好像其他教会所做的那样,教会在他们面前跌倒了。他们还是那样做。神说过,他们会那样做的。
28

但我竭力要做的,是拉扯,从那里拉人。今天在聚会中,当我在讲道时,圣灵落在一个小伙子身上,降下来,说了法语,他却连一个法语单词都不懂。一个人站在那里,他不知道怎么解释,有两个人(其中一个是联合国的翻译)说话,圣灵说话并确认了圣灵差我来就是要做这工作的,无论事情怎样,都要忠诚地持守住,跟道呆在一起。他们会读……瞧,就显明在了五旬节派的人们中间。是的,先生。弟兄,你要听劝。你当飞奔向那磐石。去到避难所。“主的名是坚固台;义人奔入便得安稳。”巴比伦的墙快要倒塌了。

29

就好像在印度,那里发生了地震,我猜,就是在我去的那年,大约是六年前了。我拿起报纸,英文报纸,上面说:“我猜地震结束了。”在印度,他们没有像你们这里所拥有的好的围墙等等。他们捡来石头,砌成围墙。在夜幕降临时,那些动物就站在那周围。小鸟们飞进那里面,建造他们的窝。有一天,他们看到所有的小鸟都飞走了,跑掉了。所有的牛羊也不进去,站在墙的周围等等了。他们去到了野地中间,彼此靠在一起,站在阳光下。他们还奇怪是怎么回事。然后一次大地震就摇动了那个地方,把墙都震塌了。发生了什么事?所有的小鸟们,如果他们还呆在那些小窝里,就会被杀死的。那些动物一直站在那些大石头围墙和墙壁的下面,石头就会倒在他们身上,砸死他们的。那是什么?借着本能,神让它们知道地震就要来了,他们就为了安全而逃走了。如果神……同一位神呼召他们进入了方舟,也呼召他们远离了那堵墙。他还是同一位神。

30

哦,那么,如果神能使用一头牛或一匹马,一只羊,一只鸟,借着本能,逃离将要来到的愤怒,那你最好远离那些巴比伦的旧城墙,飞到耶稣基督里面,因为她在某一天就会塌陷倒掉的。记住,将会有一块非人手所能凿出来的石头,会滚进巴比伦城中,无论去到哪里,都会撕碎一切。这个世界的王国必会塌陷。每一个人造的国度都会沉沦,神的国将会取而代之。每一个人造的组织都会衰败,成为粉碎,圣灵的大能会取走教会,把教会提到空中。是的。是的,先生。他们……一切事情都各有功用,但我们正在这个时刻,弟兄,神正在呼召他的子民出来。那块从山中非人手所能凿出来的石头会滚进去,会撞倒巴比伦,一直滚下去。朋友,远离那些高大的墙。进到耶稣基督里面。那是我所知道的唯一安全之地或是避难所。

31

我们看到亚伯拉罕,当他发现神想要他做什么时,神就祝福了他并改变了他的名字,改变了撒拉的名字,并赐给了他们一个确定的应许,说这事情就要发生了。然后我们发现他,我相信是在第18章里。我们发现他呆在野地里,或是沙漠中的某个地方,情形很艰难。

哦。我不知道为什么这在我里面不断翻腾。我……请原谅。不要不赦免我。呐,那是错的。弟兄们,这是为什么?不久前,我站在这里,我去到一大帮很好的五旬节派人中间。我说:“你们讲的见证都是错误的。你们总是谈论神是如何祝福你们,你们有多少大的东西,你们有多少辆凯迪拉克,所有像那样的见证。跟最初的五旬节相比,已经是大不相同了。他们变卖了他们所拥有的一切,献给穷人,出去传讲这福音。有什么地方出问题了。”绝对是这样的。
有一个人站起来,他说:“伯兰罕弟兄,人们犯了一个最大的错误。”我们是在牙买加。伯耐摩弟兄,我不知道这里是否有人记得他。我不知道是否……是的,那天晚上他跟我一起坐在那里。
我说:“你的意思是告诉我说,你认为神犯了一个错误吗?神不会犯任何错误。一个被神引导的人,他们是被神引导去那样做的。”
32

他说:“后来当逼迫临到,他们都无家可归。我猜想你相信那是一个错误。”

我说:“真为你羞耻。你在五旬节派中这么长时间了,却还不知道,根本不明白神。那正是神所必须做的。他们没有地方可以回去;他们去到各处,把这信息传遍了整个地区。神知道他在做什么。”让他们被引导,是的。神不会犯错误。你和我会犯错误,但神不会。当你感觉被神带领时,继续向前,继续,只要继续坚持下去。
33

亚伯拉罕,他没有去到所多玛城里,看看他能得到多少。他顺服神,去到了野地中。也许撒拉没有罗得太太所拥有的那些新衣服,赶不上时髦。然而他们说,在那片地上没有一个妇人能像她那样美貌的。她是个母亲,她也非常爱她的丈夫,但她没有穿很紧的衣服,走到外面的街上,像摩登的罗得太太那样举止失常,做像那样的事。她称呼她自己的丈夫为主。圣经说:“只要你顺服神的道,你就是撒拉的女儿了。”是的。

就是那样。我们看到他们在那里。时光飞逝,牲畜收入下降。一切都看起来……但亚伯拉罕顺从那应许。阿门。那就是我们犯错误的地方,弟兄。不是我们的组织犯了错误;是在组织里的我们犯了错误。瞧?如果你顺从那个应许你就是没问题的。但当你陷进那些你开始被缠住的东西,想要举止像其他的世人一样时,那就是神从中走出来的原因了。
我正看着美国这里的一个最伟大的历史学家的脸。我告诉你们,保罗•博伊德弟兄,他就坐在这里。我要问你们一件事,你指给我看,有哪一段历史说,一个教会一旦陷入到了组织里,是没有堕落并不再被兴起的。找出来,从来没有,也永远不会有。那不是神的旨意。我们下个周会讲到这个的。
34

注意,但现在我们要继续来讲亚伯拉罕。亚伯拉罕住在那片土地上;他就住在神所告诉他的地方。只要他呆在那里,神就与他同在。当他从那块土地上移走了,咒诅就临到了他。只要你从神的应许上移出去了,那就等着找麻烦吧。那是完全正确的。

呐,我们发现有一天,他坐在那里。让我们把这编成一个小戏剧,这样这些小家伙们就能明白了。呐,一天早上,我看到亚伯拉罕正坐在帐篷的门口。在他住的地方前面,有一棵很大的橡树。他们宣称那棵橡树还在。他们说,他们还保留着那树。哦,他把他的帐篷支搭在那里,在外面的旷野中……罗得在那里,哦,我猜他们是否会有像这样的东西,他叼着一只大雪茄,是那个城市的市长,你知道。罗得太太和她的女儿们等人到处去参加各种时装秀,看电视,追随那个时代的那些潮流。但撒拉持守着真理;亚伯拉罕持守着真理;他们与神呆在一起,呆在那里。
35

呐,发生了什么事?有一天,当亚伯拉罕坐在那里时,我猜想,大约是在那天的十一点钟。他抬头看,从那边走过来,有三个人走过来,满身尘土,走过来。

你知道,这里有一些东西,如果你没有被祷告过,你就可能会错过神的祝福,却不知道。我想过那个,祷告过。
不久前,有一个爱尔兰的小妇人从爱尔兰来,他们说她是在一艘船上,她在……在路上,大约在他们进入纽约的时候,一场大的台风横扫过那片海域,这艘船就发出了紧急求救信号,船摇来摆去。乐队在演奏;他们一直在演奏摇滚乐等等。他们开始,乐队开始演奏……船长说:“每一个人都祷告;每一个人都照着你在教会祷告的方式祷告。”乐队就开始演奏“神啊,我离你更近。”所有人都开始祷告。
36

一个爱尔兰小妇人开始在地板上到处走来走去。船长说:“如果我们能停住这场暴风雨三十分钟,我们就能进入港口,抛锚。但如果我们不能停住三十分钟的话,我们就会沉入海底。”

这个爱尔兰小妇人说:“荣耀归于神。哈利路亚。”
船长走过去,说:“妇人,你明白我说的话吗?”
她说:“我很清楚地明白,先生。”
他说:“我说从现在开始三十分钟,我们就会沉入海底了,如果我们在这场暴风雨中坚持不到三十分钟的话。”
她说:“我明白你的意思。”她说:“哈利路亚。赞美神。”
“你为什么不祷告呢?”
她说:“我祷告过了。不需要再做任何祷告了。我从一开始就祷告过了。”
他说:“既知道你也许会沉入海底,为什么你还能像那样说出哈利路亚呢?”
她说:“先生,我是从爱尔兰来的,到这里来看我生活在纽约的女儿。”她说:“我有一个女儿在荣耀里,另一个在纽约。如果我们沉下去,我就会看到天上的那个女儿。如果我们靠岸了,我们就会看到另一个。在三十分钟之内,我就会看到其中的一个了。”是的。祷告……阿门。那就是当做的样子,祷告。要预备好。在三十分钟内,她就会遇见其中的一个了。她知道无论……那对她来说,没有任何区别,上去或下去,她都会在三十分钟内看到其中的一个。呐,那很好,太好了。那就是教会一直应当成为的样子,祷告。
37

亚伯拉罕正坐在外面祷告。罗得也许不知道在那里的旷野里正在发生着什么事。但当亚伯拉罕看到时,那个走在前面的人有一些东西,他认出了那人看起来有一些奇怪。哦。看起来很奇怪的人……他跑出去,你是否注意到,他说的第一句话是:“我的……”不是“我的主(复数)”。我完全不认同那天晚上在什里夫波特的那个犹太弟兄所作的评论。不是“我的主(复数),”而是“我的主(单数)。”L-o-r-d,一位。“我的(大写)L-o-r-d,请你进来。”呐,你们谁都会注意到翻译家所写在这里的,那是以罗欣,亚伯拉罕这样叫他。带他过去。他说:“请你进来,坐下。我给你打点水来,我要给你洗洗脚。再拿点饼来。”他说:“然后你……满足了你的需求,然后你就可以去你要去到的地方。”我能想像他快跑进门,说:“撒拉,撒拉,嗨。有人在外面;快点揉点面,或玉米粉。”

38

有多少人曾见到过筛子?有哪个妇人……哦,你们是从肯塔基州的哪个部分来的?我过去常看到妈妈拿着那个旧筛子,去到面缸那里,用一个圆形的东西,好像是一个奶酪罐,在底部用电线捆着,像这样舀出面来,她那里有一个旧的楔子;当面粉变湿时,她就会把那些结块的面团筛出来。你曾见过那种事吗?

你知道,那天我给我的妻子买了一个咖啡机,就是那种你可以自己磨的。哦,从我还是个小孩子起,我就从未磨过咖啡。过去通常我的工作是清洁烟囱,你知道在月夜,当猫头鹰蹲在烟囱上时,下到那里去,你们记得那个吗?我必须要把手伸进那里去,洁净它们……
39

我看到亚伯拉罕跑进门,说:“瞧,快揉点面,预备好;在炉子上做点饼。”他出去让一个仆人杀了一头牛犊,并收拾干净了。端出来给那些人吃。呐,他们举止好像他们是陌生人,好像是从另外的国家来的。他们只是路过。所以我能想像,也许亚伯拉罕拿着苍蝇拍跑到外面,你知道,在天黑后……有多少人知道苍蝇拍是什么?呐,我知道这些人是肯塔基人。是的,先生。我知道当客人来到,我们就会让他们坐在外面,我就必须要站在那里,拿着苍蝇拍,一直像那样,我的胳膊都快差不多断了,赶开苍蝇,当时妈妈正在烧饭,那我就必须站在炉子边,赶走在甜食上的苍蝇,你知道,一直像这样,苍蝇就不会围着我们吃的东西转了。我们是在贫穷的家中长大的。所以我们把黄油和奶油都放在牛奶房里,或者说不是奶油房而是一个小地方,撑开在那里,盖在罐子上,你知道,牛奶和奶油有这么深。我很多次偷偷溜过去,舀一杯出来,当时妈妈竭力要省下一点。哦,那太好吃了。

40

呐,我们发现亚伯拉罕把这食物拿到外面,放在这些人面前,他们就吃了。呐,亚伯拉罕很好奇,想要搞明白他们的目的地是哪里,因为他知道他们中的一个人,就是那位最重要的,是神。他知道那是神;他称他为以罗欣。所以,那代表什么?

我们发现他们中的两个人站起来,继续前行,去了所多玛。他们去到那里传道,呼召出了那些本应当被呼召出来的人。我们看到当他去到那里,开始传道时,他们没有行很多神迹,只是让他们眼瞎了。那是……传讲这福音使他们眼瞎了。但那是……
41

呐,记住,总是有三类人会出现在审判中。我们发现在但以理书中,新娘跟随着基督一同回来了。有千千万万的古代人一同跟着出现。审判被设立,书卷被打开,另有一卷被打开了,就是生命册。瞧,睡着的童女起来受审判。还有一本不敬虔的书卷也被打开,神要把山羊分出来,但被提的教会跟随着他一同回来了。

耶稣有三次来到。他第一次出现是为要救赎他的新妇。他第二次来到是要带走她。他第三次会跟她一同出现:救赎他的新妇,接受他的新妇,然后把他和他的新妇作为王和王后带回到这地上,坐在他父,大卫的宝座上。
42

呐,我们知道,一直都有三群人。今天我们也看到了。那就是路德派,卫理公会,五旬节派。有罪人,不敬虔的人,睡着的童女,和真正的童女。一直都是。呐,我们发现有所多玛人,罗得,不冷不热的教会,这是亚伯拉罕,他把自己跟他们分开,独自生活。呐,“教会”这个词的意思就是“分开。”

以色列是神的子民,以至于他们去到旷野中,被呼召了出来,那时就成了神的教会。“教会”的意思就是“被呼召出来,单独在一边。”亚伯拉罕是被拣选的教会。罗得是睡着的童女或说是形式化的教会。然后是罪人,所多玛人。
43

呐,注意,所多玛人和那里的各种形式,处于形式化境况的罗得……呐,毫无疑问,他是个好人。圣经说:“那城中的罪让他的义魂伤痛。”但那里有一个被拣选、被呼召的教会,是被神所预定的,亚伯拉罕,当他七十五岁时就被呼召了,他被赐予了一个应许,历经试炼,却说必定会是那样的。他一直等到他非常确定了,我们过一会就会讲到这个的。好的。神告诉了他关于他要得到的那个孩子。亚伯拉罕没有怀疑过神的应许。无论有多少美元摆在那里,或他在所多玛会成为多么富有的人,他做什么,他都跟神呆在一起,持守那个应许。那就是被拣选的教会。有一些人是在卫理公会里,有一些是在浸信会里,有一些是在五旬节派中。被拣选的教会是从所有的组织中被呼召出来的。是的。就是那些能听到这声音的人。

44

当耶稣,主耶稣基督出现时,为什么他们不能认出他来呢?等他们认出他来时已经太晚了。他们从未认出以利亚是神的先知。哦,他们让他们的孩子出去戏弄他,称他是光头的,因为当他是个小孩子时,他是个光头。他们什么都不知道,他们不相信他是什么先知。他们肯定不信的。他们也从未相信过。耶稣岂不是说过:“你们是粉饰的墙,你们粉饰先知的坟墓,却正是你们把他们放进里面的。”

看看耶利米,以赛亚,任何一位先知。他们都认不出来,直到一切都结束了。当约翰出现,他们不认识……耶稣自己也说:“他就是那位提到的以利亚。”他们对约翰做了先知们所列出的事,甚至门徒们都不知道约翰就是以利亚。当耶稣出现时,他们不知道他就是耶稣;他们认不出来他就是那位基督。但那些被预定得永生的人,“我的羊听我的声音。”他们能认出来。
45

让我们继续来看,圣徒帕特里克。你们天主教的人称他是天主教徒,我希望你们能用历史来证明。他不是天主教徒;他反对罗马的主教。那是完全正确的。他的学校是在北爱尔兰。他不相信一个人的控制。他相信圣灵的控制。是的,先生。他也相信圣灵的洗,说方言和圣灵的大能。圣徒……我想要说的是什么呢?哥伦巴也做同样的事。圣徒马丁也做同样的事,爱任纽也是同样。他们都相信神的大能,神的医治,和圣灵的大能。所有那些早期的圣徒……

后来他们有一大帮古板的主教,想要搞出组织,他们组织教会,把罪和一些教会的迷信混合在一起,就搞出了他们的组织。从那里出来了每一个其他的组织。读读启示录17章,看看是不是那样的:淫母和她的妓女女儿们。妓女和淫母是什么,同样的东西。怎样搞出来的?违背真正的天父,真正的丈夫,接受了人造的教条和教义,犯了属灵的淫乱,使人们变得形式化,把他们带入到一种形式化的敬拜中。我们敬拜神要在圣灵和真理中,神要这样的人来敬拜他。是的。肯定是的。
46

呐,我们发现亚伯拉罕,他留在那里;他是被拣选的,一个被呼召出来的教会。记住,那个在肉身中的人,那个人吃了小牛犊身上的肉。他喝了从母牛身上挤下来的奶。他喝了饼,哦,是吃了上面抹着黄油的饼,喝了从母牛身上挤下来的奶。亚伯拉罕称他为神。看看翻译们写的,读下来,就会发现那是不是对的:以罗欣,神。呐,我想要你们注意,那代表着一些东西,一些我们想要让你真正明白的东西。

呐,注意,然后我们发现当那两个人下去时,两个传道人下去讲道,两个天使下去所多玛传道……他们从未这样做过,做过这事,他们带着那个迹象下去那里,显明了他们的迹象,他们去把那两个人带了出来。但那不是蒙拣选的教会得到的同样迹象。蒙拣选的教会有另一个迹象。呐,注意在外面的那个教会所得到的,那位呆在后面,跟蒙拣选的教会在一起。你记得他一开口所说的话吗?他说:“亚伯拉罕……”称呼他的新名字,就是神刚刚赐给他的。“亚伯拉罕,撒拉在哪里(撒拉,她的新名字)?”哦,他就是赐给他们名字的那位。是的。
47

有人说,我做过这个陈述很多次,说:“伯兰罕弟兄,你不会相信那个人就是神吧?”

我说:“圣经说那就是神。”瞧?是他做的。他是造物主。他能做任何他想要做的事。他只要抓起一些石油,宇宙光,钙,碳酸钾,然后噗的一声[伯兰罕弟兄吹气—编者注。]吹口气进去,然后就走进那个身体,降了下来。那完全是神所行的。他也让两个天使同样出现。他能做同样的事。我们是从哪里出来的?是谁造了这地?他从哪里得到的那些东西,并从中造出了地球呢?告诉我他出去从哪里得到的。我们住的这地球就是神的道被彰显了出来。这个讲台就是神的道。这就是被彰显的神的道。神说话,他是个造物主,他造出了各样东西,不是用这里的东西造的。他创造了出来。他创造是有一个目的。他能做他想要做的任何事,他是神。
48

亚伯拉罕称他为神。那就是他。亚伯拉罕应当知道,他跟神交谈过,在他的一生中一直在跟神交谈。我猜他应当知道他是谁。是的。神告诉他:“我要成就我给你的这个应许。”在那里跟他说话的那位是谁?“我是那位,”他说。注意,当时,他说:“亚伯拉罕,你的妻子撒拉在哪里?”亚伯拉罕,不是亚伯兰,亚伯拉罕……在前面的章节里,神刚刚赐给了他亚伯拉罕的名字。在那个时代,他们没有报纸和电视等等。亚伯拉罕独自在那里,他和他的妻子,还有他的民,他的仆人们。后来神向他显现并改变了他的名字,那个天使叫他亚伯拉罕。神把撒莱的名字改成了撒拉,神叫她的名字是撒拉。“你的妻子撒拉在哪里?”他怎么知道他结婚了呢?作为一个陌生人,他怎么知道他的名字是亚伯拉罕?他怎么知道他的名字从亚伯兰改成了亚伯拉罕?他怎么知道神把撒莱的名字改成了撒拉?他怎么知道那些事的呢?

49

亚伯拉罕说:“她就在你身后的帐篷里。”

他说:“亚伯拉罕,我要来拜访你。”换句话说:“我应许过你,我要赐给你这个孩子,你也相信我的话,明年这个时候我要来拜访你,你将会得到这个孩子的。”
撒拉在背后听到了,她在心里说;她是在心里说的。呐,记住,是在她内心深处,“我是个年老的妇人,九十岁了,我还能有这等喜事,我是个老奶奶了,非常非常年老的老奶奶了,我的丈夫也年老了,我的主在外面,他年老了,一百岁了,我也九十岁了,我还能再变成一个年轻人吗?”她想:“这真好笑,”她就笑了。
那位天使说:“撒拉为什么笑?”不仅如此,神还对亚伯拉罕重复了她说的话,就是撒拉在心中所想的。他说:“这怎么可能呢?”阿门。就是那样。他背对着帐篷坐在那里……那时撒拉真的吓坏了。她知道她做过什么。“为什么撒拉在心里暗笑,’我还能跟我丈夫有这等喜事吗?’”但神的道得到了确认;他是神。
50

呐,那是什么?耶稣也提到了同样的事。他说:“罗得的日子怎样,人子再来的日子也要怎样。”呐,注意,为什么你们不出去触碰那些大的神经中枢呢?那不是差给那些神经中枢的。那是差给被拣选的教会的。他们永远都不会相信。我知道夜晚时分,我站在这里,那天晚上正在进行分辨人心的事,我立刻就感觉到,在这里有很多人不相信。不需要告诉我,我能叫出你的名字。是的。不需要告诉我。是的。是那样的。我知道你的病症。神现在就能告诉我你的病症,肯定的。我能感觉到。为什么你要在这事上扮演一个假冒伪善的人呢?为什么你就不能成为你真实的样子呢?有一件事,你被吓坏了。我不是责怪你。凡说一个字干犯圣灵的将永不得赦免。但我想要你们知道,圣经不像你们中的一些传道人所想的那样神秘。这不是读心术。愿神怜悯你有罪的魂。你不需要一个讲台;你需要一个祭坛。是的。要与神和好。记住,凡说一个字干犯圣灵的,今生来世永远不会得到赦免。呐,你说,“那不是我。”不需要告诉你我是谁;我知道。瞧?是的,先生。呐,听着,我只是警告你。记住,神应许那种事情会发生。阿门。

51

注意,他说……注意,那是什么?神在肉身中。在人子再来之前,神会在人的肉身中再次表达他自己。什么肉身?你的肉身,我的肉身。神从天上下来,神渴望团契……人们……在这点上,看起来好像有太多的神学思想,以至于你都没有圣灵的分辨能力了。

就好像那天有一个人,想要告诉我有三位神,父、子和圣灵。父,只是天父的一种称谓,不是三位神,只是同一位神的三种职分:父职,子职,圣灵,是同一位神在每一个职分里面。为此,你们都不需要举行尼西亚大会。那是神,一直都是同一位神,只有一位神。他是在父职;那就是为什么马太福音说:“要奉父、子、圣灵的名给他们施洗。” 不是三位神,而是一位神在三种职分里,父、子、圣灵,三种属性。是的。
52

他是耶和华神在火柱中。没有人能摸到他。罪恶也离他很远,神无法靠近人们。然后,他下来,荫庇了一个童女,在她的子宫里创造了一个血细胞。那个孩子就出生了,耶稣,圣洁的身体,他不是外邦人也不是犹太人,而是神自己的血。然后,伟大的圣灵从天降下,神的灵仿佛一只鸽子,降在他身上,“这是我的爱子(这是正确的翻译),我喜悦住在他里面。我的父住在我里面。”去问问任何好的圣经翻译家,就会发现在希伯来文中是不是那样的。是的,先生。“我喜悦住在他里面。”耶稣说:“子凭着自己不能做什么。不是我在做工,而是我的父在做。他住在我里面,以马内利。”不是一位神在天上,一位在这里,另一位在这下面;那是异教。是一位神在三种职分里:全能的父神下来住在他的儿子耶稣基督里面。他献出他的生命,想要找到回头路,与他的子民交通,想要回来。所有的罪人,没有人能付上这个赎价。他自己的儿子为我们成为了罪,为要除去我们的罪。那就使得同一位父神在圣灵的样式中下来,住在我们里面,借着我们运行,就好像他对他被造的儿子所做的那样。阿门。这才是给你们的真理。

53

你们有偏向这一边的说法,“神就像你的手指头,一根就是一根。他不能是他自己的父。”偏向另一边的说,“他是三位不同的神。”哦,如果他是三位不同的神,那圣灵神,父神就是两个不同的人,而童女所怀的孕是从圣灵来的。哪一位才是他的父呢?他只有一位父,圣灵和神是同一个灵。那才是正确的。然后在那里……哦,这不是神秘的。如果他有……如果一个人是……如果两个都是他的父亲,那从属灵上来讲,他就彻头彻尾地是个私生子了。瞧,全都乱套了;那是不合理的。唯一的解释是,人想要用他们的头脑来搞清楚,却不是让他们的心去到神那里,那样神就会把这些事情启示给他们,如果你愿意让他做的话。是的,先生。

他不可能是他自己的父;耶稣也不可能成为那一位耶稣,一位神,等等。他是被父神所造的。是的。父神住在他里面,那样他就能用他的血使他的教会成圣,用同样的圣灵来洁净教会,活在他的教会中,行出神迹奇事,成就神所应许的经文,“所多玛的日子怎样,人子再来的日子也要怎样。”
54

[磁带空白—编者注]就是那样,说到其他人……耶稣对彼得是怎么说的?“约拿的儿子,西门,你是有福的。你不是在神学院学到这个的。也不是属血肉的指示你的,而是我在天上的父指示你的,我要把我的教会建造在这磐石上;阴间的权柄不能胜过它。”那就是神把钥匙赐给了他的原因。他拥有启示。这是被启示的真理。

哦,就是他们在争吵的那些小细节把他们自己分开了,这表明了那不是出于神的,否则他们就不会把自己像那样分开了。为什么你们不走到一起,成为弟兄,姐妹;让神的大能运行在你们中间。那样神的道就会全部活出来。神是教会的教师,就是圣灵。是的。你不需要像那样用你的毕生精力去学习什么东西。你知道的最好的事就是你得救蒙召了,并开始与神同行。他想要你知道的事,他就会启示给你的。
55

那是全能的神成为肉身的一个纪念……耶稣说:“过不多久,世人不再看见我;你们却要看见我,因为我与你们同在,甚至在你们里面,直到世界的末了,”一直下来,到世界的末了,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都是一样的。他就在这里。是基督在你和我以及我们其他人里面工作,想要把他的道一起带出来,为要确认并应验他的道。在马太福音12章,马太福音8章,我相信是的,为什么耶稣要医治病人呢?他说:“那是要应验先知所说的话。”神的道需要被应验。这就是那个时候了。

他们称这个是读心术。他们也叫那个是同样的东西,魔鬼。他说:“当神的灵行出像那样的事,那样说是永不得赦免的。”在你们做出你们的决定之前,我想要你们想想这个。那是一个神所确定的新事工,我们知道那就是神的真理。但不知怎么的,在美国这里就行不通。在其他地方就可以。呐,那要比我们这里所拥有的更伟大。
但你瞧,我们都犯罪,远离了我们恩典的日子;就是那样。我在1956年预言过,从那以后就一直是这样的,不断地走下坡路。但神会拔出被拣选的教会。他定意要那样做;他说过他会那样做。
56

呐,看看那个天使,他背对着撒拉,说出了她在想什么。如果那不是神的道,我就不知道是什么了。圣灵在希伯来书4章说:“神的道要比两刃的剑更快,甚至连人心中的思念和主意都能辨明。”是的。他能分辨;那就是神的道。如果你要神的道,神的道就会在你里面,因为他就是那道。“太初有道,道与神同在,道就是神;这道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明白了吗?因此那同样的道,基督,应许,圣灵,你称它是三位一体的第三位,那没问题,就是那个,基督,圣灵在你里面。他曾经是一道火柱。后来他来成了肉身。呐,他进到了你的身体里。

他在做什么?神降下来,他想要拉着他的子民来就近他,那样他就能被他们所爱,并受敬拜了。我们是在老底嘉时代,把基督赶到了门外。他在门外敲门,想要再回去。“我所爱的,我就责备管教,所以你们要悔改,”他说。就是这样。那就是神,那是我的父神,在圣灵的样式中,想要再回到我们的生活中,来控制我们。他要有一个教会,正如我昨晚所说的,要让那个压顶石降下来。必须要完美地降在那里。教会必须要进到完全。你说:“完全?”那就是神所说的,“你们要像我在天上的父一样完全。”神……让我们有一个概念。让我们在这里举一个小例子,就一会。请注意这里。呐,正如我今早所说的,如果一根葡萄藤里有葡萄的生命在里面,那它就会结出葡萄来。
57

呐,这个带着以色列的子民去到了旷野中的火柱,任何人都知道那是神。我们知道那是神,他告诉摩西,“我是自有永有的。我看见了我民的苦情,听到了他们因着监工所发出的哀声,我就下来拯救他们。”呐,那是在荆棘丛中的火柱(你们相信吗?那是立约的使者。),哦,那是……他把摩西带到了西奈山上,并写出了十诫。甚至动物摸到那山,都要被杀死。那是什么?因为没有赎罪祭,一只动物也没有。

58

瞧,在旧约中,当他们献上一个赎罪祭时,他们会牵上一只绵羊,按手在羊身上,承认他们的罪,他们就会砍羊的喉咙。当那个小家伙要死时,会踢腿,咩咩叫,哦,血会溅满敬拜之人的双手。那时他就会感觉到那只动物死了,伸直了腿就死了,他就知道那只动物替代他的位置而死了。但圣经说,他出去时还会带着他进来时的同样欲望。因为你瞧,当那个血细胞破裂时,那个动物的灵不能再回去,与人的灵相通。动物没有魂。所以它们不能再回来。因此,他会带着同样的良心而出去。但当一个人凭着信心上来,按手在耶稣基督的头上,感觉到他为你的罪受苦,当那个血细胞在各各他山上被打破时,不仅仅是一个人的生命回来了,而是神的生命从那里面回来,使你成为神的儿女。

59

注意,那时火柱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那天晚上,我们是怎么找出他的,他做了什么事?他们怎么认出他的,就是因着能分辨出人心中的主意。他们知道那就是摩西所说的先知。他也承认是那样的。他们知道那是,那就是他的样子。呐,他又转过了身去,你知道那个吗?“哦,不,伯兰罕弟兄。”哦,是的,他也那样做了。

他说,当他在这地上时,他说:“我从神那里来,又要回到神那里去。”对吗?在他受死、埋葬、复活、升上高天之后……有一天,大树的扫罗走在去大马士革的路上,要把敬拜耶稣的人下在监里。突然,一道大光照到了他,他就仆倒在地上。那道大光非常明亮,都使扫罗眼瞎了;他眼瞎了一段时间。他说:“扫罗,扫罗,你为什么逼迫我?”
扫罗说:“主啊,你是谁?”
他说:“我是耶稣。”又回到了火柱。
60

我们五旬节派的教会,都有那道光的照片。哈利路亚。呐,那光还是同样的圣灵吗?那光还是同样的火柱吗?乔治•••••J•拉西,他是联邦调查局的头头,负责指纹及可疑文件检验,这是他签署的文件,说:“光照射到了镜头。”他说:“这不是心理学,因为相机的机械眼无法捕捉心理学。”光照射到了镜头。

在另外的地方也拍到了另外一张,在瑞士和德国拍到过。他们想要知道他们的照片是否拍到过那光。那个大的德国相机摆出来。我站在那里,说:“肯定会的,如果神允许的话。”当时,我走出来,在那里讲道,我说:“呐,光来了。”而这个德国人就站在那里,按下了他的相机,拍到了照片。当照片洗出来后,显出圣灵降下来,拍到了那个人在那里,衣领翻着,借着圣灵,我对他说:“你像一个祭司一样站在这里,但你不是个祭司。你甚至都不是个德国人。你是个意大利人;你是个两万个共产主义信仰者的头头。你组织了一个政党;你在山上有一所孤儿院。你没有吃你的早餐,因为你患有胃病。这是主如此说。”我说:“去吃你的早餐吧,耶稣基督使你痊愈了。”他就坐下开始大口地吃,他哭了。他们拍到了圣灵降下来的照片,当那光升上去,当圣灵恩膏之后,那光就消失了,直接去到了阳光中,立在那里。那是什么?不是心理学。我的弟兄,你偏离神太远了吗?那不是心理学,相机知道的要比你更多。
61

呐,那是圣灵吗?哦,如果那做了耶稣基督所做的工,那他就是在耶稣身上的同样的圣灵。那样,你们相信神的人就可以安然稳妥,相信你已经拥有了圣灵,那是同样的圣灵,因为我在做圣灵在真正的神的儿子身上所做的同样的事。当圣灵临到了神所认的儿女时,圣灵就会做那时所做的同样的事。

如果我告诉你,我拥有约翰•迪林杰的灵,你就会看到我拿着两支枪在手里,如果我有他的灵的话。如果我拥有的是一个艺术家的灵,你就会期盼我画出海浪的照片,捕捉到那些美丽的浪花并画出它们来。如果我拥有一个艺术家的灵,我就会那样做的。如果我拥有的是一个技工的灵,我就可以听听你的车,然后告诉你问题在哪里。如果我告诉你我拥有基督的灵,那我就会做基督的工作。你不要相信我,哦,要相信这些工作。要相信神差来了圣灵。因为我不会加入到那些组织等等里面,你不想要相信那个,那就相信那工作,就会得救的。是的。
我知道这很严厉。但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说这个。但这必须要在某处被说出来。这必须要是真理,必须要让人知道。在审判的日子,我要在那里奉主耶稣的名与你们相见。他仍然会确认这是真理,但这在神的圣经里。“天地都要废去,但我的话永不废去。”阿门。要回到神面前。那就是呼召。要再回到神面前。
62

亚伯拉罕称他是以罗欣。他背转着身,向你表明了神那时所做的事,因为亚伯拉罕认出了那是神住在肉身中,在那里跟他在一起,跟他交谈。耶稣说,换句话说,他说……你知道主的天使在所多玛怎么做的吗?看看那些所多玛人在做什么?他们在买卖,建造,哦,建筑商全国都是,在建造。你曾见过这样一个时刻吗?我甚至在家乡都不能去打野兔了,在农场里到处都是盖房子的计划。我甚至都不知道我们吃饭该怎么解决了。瞧?建造,建造。那正是耶稣所说的将会发生的事。他怎么说的?人们嫁娶,就像挪亚的日子一样。看看内华达州的里诺市,看看这里。

63

这个国家的境况会更好一些,如果有一个……我最好不说这个。好的。但无论怎样,有三四个妻子总好过……我宁愿站在神面前,娶上三个妻子,或有五个跟我结婚的妻子站在我身边,也好过站在那里,只有一个妻子,却与别人的妻子鬼混……是的,先生。我在神面前有更好的机会。你无法强迫罪人去照着基督徒的本分那样做;他们不会那样做的,除非他们重生了。是的。我们离一个基督徒国家差的远了。我们怎么能开着街角的那些非法场所,经营着我们所做的那些生意,还称我们自己是基督徒呢?那跟基督徒一点都不沾边。哦,你不能称那个是基督信仰。我们不是基督教国家,不是,先生。在这个国家有基督徒,但这不是基督教国家。我感谢神这里还有一些基督徒。“不是称呼我主啊,主啊的人都能进天国,只有遵行天父旨意的人才能进去。”就是那样的人才能进去。

64

做一个半途而废的基督徒有什么用呢?有一个不冷不热的教会有什么用呢?要么是火热的,要么是冰冷的。你若不能活出五旬节,就不要宣称是五旬节。不要跳得比你活得还要高。是的。那是一种羞耻;那会带给其他人羞耻。不是那些非法场所会大大伤害到不信的人;是那些自称是拥有些什么却举止像世人的人;那才是绊脚石。一个本应该为神火热的教会,却跑到各处,称已来到的神的圣灵是神秘的,是心灵感应,这个,那个或别的,就因为我们不属于他们的组织。真为你们羞耻。愿神怜悯你们那有罪的魂。在审判的日子,你会面对那个的,也许在你去到审判之前就会面对;是的。因为神应许过了。

哦,朋友们,我们正处于一个糟糕的时刻。哦,世界在下沉,国家在死去。
国家在分裂,以色列在觉醒,
先知所预告的迹象;
外邦的日子可数,
终日恐惧痛苦;
哦,失散的人,回到你自己的家园!
救赎的日子已近,
人心因恐惧而消化;
要被神的灵充满,
把你的灯点亮,
看哪!你的救赎已近。
哦,我们生活在一个怎样的时代。如果保罗生活在这个时代会怎样?如果彼得生活在这个时代,看到五旬节派处在这样的境况中,会怎样?他会摇动你们;他肯定会的,因为在他里面有圣灵。他肯定会的。
65

呐,注意,我想要显明神应许给那些得胜者的是什么,神对那些得胜者所做的是什么。我只有十五分钟就到时间了。让我们看看,神怎么做的。就在那里,当时亚伯拉罕认了出来,他说:“是的,那是神。”亚伯拉罕称他是以罗欣,我的主,不是我的主(复数),是我的主(单数)。“我的主,”他说。大写的L-o-r-d。注意亚伯拉罕怎么称呼他的。当他认出了他来,知道那是怎么回事后,他就为多人祈求怜悯,很多人,最后他从五十个人减到了十个人,甚至这么几个人都无法从所多玛城中找出来,否则神就不会毁掉那个城市了。但神无法在那里的教会中找到这么多人。在那里甚至都没有五个,或是十个真诚的人;他只带了三个人出来;本来是四个,但有一个转过了身,回头看了,就是罗得的妻子。她不想要离开她好莱坞的那些东西和她的舒适场所,你知道。她就变成了一根盐柱。

66

不要往后看。“手扶着犁向后看的人,不配进神的国。”弟兄,那就是在教会中的人。你把手放在犁上,称你自己是五旬节派的,被圣灵充满;却停下来,看着世界,举止像世人,像世人一样打扮你自己,和所有的那些东西,要那些属世的东西,呆在家里看电视,也不去参加祷告会。当罪人来到祭坛上,却对上来的人无动于衷,根本没有任何兴趣了。

让我给你们一个小小的警告,在以西结书第9章,圣经说,圣灵告诉做记号的人,“去走遍全城,在那些对城中所发生之事叹息哀哭的人额上做记号。”有多少人读过这经文?是的。只在他们头上做记号。掰着你的指头数数,指给我看,在这座房子里有多少人会日夜为在这个城市中所发生的事叹息哀哭的?我看不到一根手指头。“只在那些为这城里所发生的事叹息哀哭的人额上盖印。”他们中的很多人甚至都害怕传道反对这个。很多人都害怕。愿神赐给我们有骨气的男人,而不是软骨头的男人。是的,先生。赐给我们另一个施洗约翰。求神差他来,用圣灵恩膏他,不是那种信口胡言的人,而是持守这道的人。如果他持守这道,那就不要害怕。神会支持他的道的。
我曾经历过各种紧要关头,在那里魔鬼等等兴起来。我曾见过他们被击打得瞎了眼,被打倒在地,等等。不要害怕;要持守住神的道,看看神会怎么做。要确保你与神和好了。要持守住神的道,看看会发生什么事。
67

如果阿甘布莱特弟兄就坐在附近,他能告诉你们那个故事;我想到,十五个巫医站在一边,十五个站在另一边,是在瑞士,他们要招来暴风雨,把帐篷吹走,哦,我相信是在法国,不,是德国。他们要吹走那个帐篷。他们告诉我们说要那样做。他们坐在那里,剪断那些羽毛,开始施行法术,“父,子,圣灵……父,子,圣灵,三个至高的名,”他们说。都像那样,暴风雨就上来了。阿甘布莱特弟兄会告诉你们同样的故事,有数万人在那里,站在那个上下飘摇的帐篷里。我说:“祷告,阿甘布莱特弟兄。”我说:“劳斯特弟兄,不要翻译这个。”我说:“天父,我奉耶稣基督的名在这里走下飞机,因为是你差我到这里来的。你应许说你会照看我。像这样的情形,我能做什么呢?奉耶稣基督的名,我谴责这暴风雨。”一霎那间,那场暴风雨就在那帐篷上面散开并退回去了。雷声像那样开始退回去。数千人涌向祭坛,得救了。那些巫医被打败了。

68

那个人坐在下面的聚会中,想要把一种符咒扔到我身上,让我像一条狗一样吠叫,在那里出丑,他不知道。我坐在那里,我不断感觉到那种邪恶的灵。我想:“我讨厌说出那个来,因为他是某人的朋友。耶稣说:’让他们一起生长;当你拔出稗子来时,你会把麦子也拔出来的。’”我继续坐着,他还继续那样。过了一会,圣灵开始对我说话,我转过身去,说:“你这个骗子,为什么你要进到这服侍神的聚会中来,想要欺骗别人呢?”他开始四处张望,好像是我在对别人说话一样,我说:“我是在和你说话。”我叫出了他的名字。我说:“因着你对神的灵这样做,别人要把你从这里抬出去。”他仍然是瘫痪的。他给我写来一封信,说:“我该怎么做?”

我说:“悔改。”
他说:“求你来把这个从我身上除掉。”
我说:“这病临到你身上,跟我毫无关系。你是自讨苦吃。圣经说:’冒犯神的受膏者,还不如把大磨石拴在他的颈项上,沉在深海里。’”是的。我们已经失去了对神的敬畏,对基督徒的尊敬。哦,我们真应当回到神面前。
69

注意因着亚伯拉罕信神,神在这里所显给他看的。注意所发生的事。神对撒拉做了什么事?你知道他对撒拉和亚伯拉罕所做的事,那表明了他也要对撒拉和亚伯拉罕的种子怎样做,就是亚伯拉罕的种子,他会怎么做。你知道神怎么做的吗?注意在那之后,他们立刻怎么做的。他们长途跋涉,从他们安营的地方,就是所多玛那里,一直去到了基拉耳,去到了非利士人的地盘上,有大约三百英里远。一个一百岁的老人和一个肩膀上披着围巾的老奶奶,像这样往前走,走路三百英里,那是一段很长的路。不是那样的。神把他们转变成了一个年轻的男人和一个年轻的女人。我能证明。神那样做了。那是一个给他所有种子的应许,就是接受他的道并像那样持守他的道的人。神把撒拉转变成了一个年轻的妇人,好让她能生出那个婴孩来。

70

呐,我想要说一件事。呐,你可以去听听你的医生的,我是你的弟兄。呐,瞧,如果她那么老了,神必须要强壮她的心脏,否则她就无法进行生产了,九十岁的老妇人。是的。神必须要修补她的心脏。她乳房的乳腺已经干瘪了。他们不能有……在他们的时代,女人是不吸烟的,所以她们可以用她们的乳房来哺乳孩子(你瞧?),而不用给孩子喂牛奶。她们必须要借着她们的乳房来喂孩子。乳腺已经干瘪了。看看那是怎样的情形。他必须给她修补好。神不会修补;他能造出新的来。我能看到撒拉变回到了一个大约二十五岁的可爱妇人。我能看到亚伯拉罕也是大约二十五岁或三十岁了。我能听到有一天早上,撒拉醒过来,说:“亲爱的,你知道吗?你肩膀上的驼背不见了。”

我能听到他说:“亲爱的,你过去所拥有的那双棕色的美丽大眼睛,又回来了。你头发的光泽又回来了。”哦。是的。
71

呐,你说:“呐,伯兰罕弟兄,等一下,等一下。”瞧?对信徒来说,圣经是一个爱的故事。呐,当我去到海外时,伯兰罕太太给我写来一封信,她说:“亲爱的比利,今晚我坐在这里;我已经把孩子们打发到床上。我刚为你祷告了。我知道神正在祝福你。”瞧,那就是她说的话,但我能从字里行间读出意思来。我爱她。瞧?我知道她在说什么。她不需要全部都告诉我,但当然,我知道她写信的方式。

哦,你读圣经也应当是那样的,从字里行间读。那就是神向聪明通达的人隐藏的原因,他们说:“我是哲学博士,神学博士。”你知道神学博士代表着什么吗?死掉的狗。所以弟兄,我告诉你们,我们今天不需要那个。我们需要的不是某种神学,而是需要跪拜学。是的。哦,圣经叫那个是哑巴狗,那也一样糟糕。你瞧?神学博士,就是说他们是哑巴狗。
呐,注意,他在那里说:“我有这个,我有那个。”哦,那没问题。我喜欢拥有耶稣。他们看出彼得和约翰是无知和没有学问的,也必定看出他们是跟过耶稣的。他们中的人没有一个能写他们的名字等等,但人们知道他们是跟过耶稣的;那就是我们必须要做的:知道他们是跟过耶稣的。
72

呐,当你读圣经时,神向聪明通达的人就隐藏起来,向愿意学习的婴孩就显明出来。所以当你读这里时,注意所发生的事,这要向你表明那是神做的事。首先……呐,你说:“哦,伯兰罕弟兄,他们只是……”不,圣经说他们都年纪老迈了(是的。),都年纪老迈了。

呐,我的律法主义弟兄,我不想要掐得你很疼,但我想要你们知道我只是用这道稍微掐你一下。瞧?我不想要伤害你,但我想要你注意所发生的事。
他去到了基拉耳。当他去到那里时……我想要让你看清楚。走过来了一个老奶奶,差不多有一百岁了,戴着沾满尘土的帽子,围着围巾,你知道,慢腾腾地走过来。你知道,在基拉耳的亚比米勒王,他是个王,他正想要一位妻子。所有那些漂亮的非利士女人都在那里,但当他看到这个老奶奶时,他说:“这正是我在等候的那个人。”
哦,亚伯拉罕说:“呐,求你恩待我;你就说你是我的妹妹。”她本来就是的。他说:“你说你是我的妹妹。”因为,瞧,在他们的时代……我可以在这里插入一点东西,如果传道人有时候想要传讲这个的话,他也许可以贯穿整本圣经,讲得滔滔不绝。记住,男人可以有很多个妻子,如果他们能供养得起的话。但没有任何女人能同时拥有两个丈夫。大卫有五百个妻子,但没有一个可以另外有一个丈夫的。我最好现在停住。瞧?好的。如果他们知道了关于这点的真理,就会把这些教会撕得粉碎的。是的。
73

呐,注意所发生的事。如果你能到一个地步,让神可以启示你一些从圣灵而来的话……呐,注意。呐,他说:“呐,他们会杀了我,而留你存活的。”因为他已经跟她结婚那么长时间了,他说:“你说你是我的妹妹,那将会对我有益的。”

呐,这是亚伯拉罕,他去到了那里,这是撒拉,一个老奶奶,你知道,跟在后面,亚比米勒说:“哦,那是个美人;那就是我想要找的。”老奶奶。不,那听起来很可笑,不是吗?瞧?不是那样的。她是个美丽的妇人。是的,她又变年轻了。哦。不要担心,做母亲的,某一天这会来到的。瞧着吧,做父亲的,只要成为亚伯拉罕的种子。要有信心,那就是所需要的。“我们在基督里死了的人,我们就是亚伯拉罕的种子了。”但你必须要在基督里死了,接受基督,圣灵就会在你里面,那就是亚伯拉罕的种子,他会再使你复活的。年纪老迈算不得什么。
74

不久前,我问这里的一个科学家,我说:“我请你告诉我一件事。每一次我吃东西都会……我是由地上的尘土造的,每一次我吃食物,我都会更新我的生命吗?”

他说:“是的。那会制造血管和血,你会从你的食物中造出新的血来,”他说:“你就会造出新的生命。”
我说:“你知道,当我十六岁时,我吃的食物跟我现在吃的是一样的。”我说:“每一次我吃东西,我都会变得更高大强壮。现在,无论我吃多少东西,我都变得更老更虚弱了。如果我更新了我的生命,那这发生了什么事?请告诉我,我这里有一水壶的水和一杯水。我开始把水从这个大水壶里倒进这个玻璃杯里,水就开始变满,到了半满的时候,我开始倒得更快了,水却一直在往里流。请用科学给我证明这个。”他不能解释。我能用圣经来解释。那是一个命定。是的。
75

是的。神已经命定了。当神看到你和孩子他妈在合适的年龄,当时你很年轻,刚结婚,很快乐,还记得这个吗,做爸爸的?在孩子出生之前,首先你知道的是,她是你见过的最漂亮的女人。哦,你认为她真是个美人。她也何等欣赏你,站在那里,笔直的肩膀。过了不久,你打量着她说:“孩子妈,你那双漂亮的大眼睛周围起皱纹了。”

“是的,孩子爸,你这里也长出了一些白头发,在这头顶上。”那是怎么回事?瞧,死亡介入了。有一天它会抓住你的。但听着,在复活时,将不会有一点死亡的痕迹。我们都成了新造的人了。哈利路亚。
我头顶上只剩下大约四五根头发了,几天前,我正在梳理它们,或者不久前,我在梳头发。我的妻子说:“比利,你知道什么吗?你都快成秃头了,亲爱的。”
我说:“但我一根也没丢失过。”
她说:“那请你告诉我它们在哪里呢?”
我说:“等一下,亲爱的,到这里来。”我说:“你告诉我在我长出头发来之前它们在哪里呢。它们必定是从某个地方来的。请告诉我,在我长出头发之前,它们在哪里呢,我就告诉你它们在哪里等着我去得到它们。”哈利路亚。亚伯拉罕的神也是我的神。阿门。你的每一根头发都被数算过了。所有的皱纹都会消失;年纪老迈会过去。哦,荣耀归于神。我们会永远成为一个新造的人,站在年轻和喜乐之中。阿门。那就是我们的神。
76

哦,我可能只会成为一小勺尘土。但有一天,他会呼召我,说[伯兰罕弟兄发出吹气的声音—编者注。]:“到这里来,比利。”

我说:“主啊,我在这里。我在这里,天父。”是的,先生。
他永远不会来说:“呐,伯兰罕先生,查尔斯,你和埃拉再把威廉生出来,因为他是我的一个仆人。”不,不,他只要说话,我就会回答。阿门。哈利路亚。“哈利路亚”的意思是“赞美我们的神。”我认为他配得一切赞美。
77

不久前,有人跟我说,她说……一个属于另一个宗派教会的妇人,她说:“伯兰罕弟兄,在你的事工中,我只发现了一个错误的地方。”

我说:“是什么错误?”
她说:“你太夸大耶稣了。”
我说:“我什么?”
她说:“你太夸大他了;你使他成为神了。”
我说:“他就是神。”
她说:“哦,他是个先知。”
我说:“他比先知大多了;他是众先知的神。”是的。
“哦,”她说……你知道我在谈论的是哪一种信仰。我不想要伤害你的感情;那是基督教科学会的女士。瞧,因为他们中的很多人参加了聚会,得了医治;是那样的。
78

她说:“哦,他是个好人;我相信他是个先知。”

我说:“他要么是神,要么就是这个世界上曾有过的最大的骗子。”他本身就是神。
她说:“我可以用你自己的圣经给你证明。你说你是个基要派。我要用你自己的圣经向你证明他只是一个人。”
我说:“你证明吧。”
她说:“约翰福音第11章,当时耶稣去到了拉撒路的坟墓那里,圣经说他哭了。那证明了他只是一个人,就像你一样。”
我说:“这就是你的经文?”
她说:“是的。”
我说:“姐妹,这要比用一只饿死的鸡的影子做的汤还要稀。”我说:“这无法站立得住。”
她说:“你那么说是什么意思?”
我说:“他去到坟墓那里,像一个人一样哭了,是的。但当他挺直他瘦弱的肩膀,耸在一起,说:’拉撒路,出来,’一个已经死了四天的人就站起来,又活了过来,那要比一个人大多了。是的,先生,那是神。’神说,我是复活,生命。’那不是一个人,不是一个先知,而是神。那就是他。’我是复活和生命,’神说。’活在我里面的,即使他死了,也是活着的。活在我里面,并相信我的人,永远都不会死。’他说:’你信这话吗?’”
她说:“是的,主啊,我信。”那就是了,事情必定会发生。不是一个人,神……
79

呐,让我们跟着亚伯拉罕。撒拉……亚比米勒说:“你知道,就是那个漂亮的希伯来妇人。”他说:“这是你的丈夫吗?”

“不,那是我的哥哥。”
亚伯拉罕说:“是的,那是我的妹妹。”她的确是他的半个妹妹。
“哦,”亚比米勒说:“哦,我要把她带进王宫里,她要成为我的妻子,我要奖赏你很多东西。瞧?”
“好的。”所以亚比米勒就带走了她。你能想像一个男人会做像那样的事吗?然后他走出去……
80

瞧,为什么他要那样做?为什么他要妥协?他去到了应许之外。他下到了基拉耳。这就是为什么你们女人剪掉头发,使用化妆品,你们这些人抽烟,做那些疯狂的事;你们去到了应许之外,却仍然做执事,成为教会的成员等等。就好像这些浸信会,长老会,卫理公会,五旬节派等等的信徒;你们都去到了应许之外,就是那样。魔鬼推动你……要呆在属于你的地方,祷告。是的。让魔鬼对你说话,听从他……

81

呐,他在那里,坐在外面,好像是一个胆小的懦夫。坐在外面……愿神赦免我像这样说他的先知,但我想要讲到重点上。呐,我们看到,亚比米勒去到那里,我能想像那天晚上,他刷了牙,穿上了他的睡衣,做完了他的祷告,像那样四仰八叉地躺下,说:“哦,我终于找到了我想要的人。”他躺在床上,说:“明天,我就要娶这个漂亮的希伯来妇人了。”他们已经用耳环和所有的那些东西把撒拉打扮好了,你知道。“哦,她看起来何等美丽,明天我就要娶她了。”当他正躺在床上时,耶和华说:“你是个死人啊。”那个圣洁的好弟兄……但神说:“你是个死人啊。这个妇人是别人的妻子。”

哦,他说:“主啊,你知道我是心中正直的。她不是那样告诉我的吗?”
“是的,我知道。”
“他不是那样告诉我吗?”
“是的,我知道。那就是为什么我阻止你犯罪得罪我。呐,她的丈夫是我的先知。”阿门。呐,如果你想要看恩典,请看看这个。他坐在外面,在他妻子的事上撒了谎……“她的丈夫是我的先知。我不会听你的祷告。但你要把她送回去,并让他为你祷告,然后我就医治你。”哦,哈利路亚。哦,弟兄,你能明白这个吗?亚伯拉罕的种子被锚定在耶稣里。“她的丈夫是我的先知。”就是那样。“把他的妻子送回去给他,并给他礼物,然后让他为你祷告,”因为神停住了所有女人的生育。是的。那个国家立刻就会灭亡,不再有人了。但他乐意纠正,他是个好人。
亚比米勒就去把他的妻子送了回去,把她还回去,神就祝福了他,也祝福了亚伯拉罕。然后他就开始返回到他自己的故土,就是回到了天使遇见他,背转过身显明了那个神迹的地方。今晚那同一位神还活着。
82

我没有时间来讲这另一个主题了;我要在明天的主日学上讲,这个最后的评论。我已经讲了第21章第20节,第20节的最后部分和第21章,还有一些经文是我想要引用的。呐,我要在明天的主日学讲这个,神怎么把他带上了山,成为了耶和华以勒。

83

哦,弟兄,主的天使今晚就在这里。他是耶和华神在你的肉身中。他是耶和华神在我的肉身中。这同一位神永远不会死。他仍然是真实的。问题是,人们认不出他来。他们没有……当神出现时,他们说:“哦,我想非常好。看起来很好,啊哈。我猜那是对的。”哦,弟兄,如果圣经中不是每一个字都正确的话,那就不是神的道了。如果不是都对,就不是神的道了。但如果是对的,那就是……如果神确认了他的道,那这就是真的。阿门。神持守他的道;你不相信这个吗?

他就在这里,他在这里。我奉主的名这样说。你认为他在吗?呐,他能使用我的肉身,就像他能创造一个新的身体一样,因为他造了我。他能使用你的肉身;他造了你,你不这样认为吗?呐,如果你能敞开你的心,让你自己从路上挪开,他就会进到你心里,使用你。他是同一位神;他能给出同样的迹象。阿门。你相信吗?要仰望他;让我转过身去,为你的病祷告。哦,那是个挑战。
84

是的,先生。这里有一个人在我面前;他站在这里……现在让我看看,他在哪里?他就坐在后面,前面这里的领带开了,身上穿着轻便西装,头顶上头发稀少,患有心脏病。这个人身穿灰色西装,正坐在那里看着我。你正在祷告:“主啊,让他触摸到我。”对吗?如果这是对的,请你举起手来。是那同一位天使来告诉我,他在心中是怎么说的,这难道不是同一位神吗?你的心脏病结束了,弟兄;回家去得痊愈吧。阿门。你正好没有祷告卡,对吗?你不需要祷告卡了。不需要了。

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吗?瞧,他刚刚意识到了。我四下看;我看到他站在后面那里,那个头发稀少的人,我看到了;我想:“他在哪里呢?”往后面看,就看到他在那里;他坐在那里。那个人只是……我一生中从未见过他。如果我们是陌生人,请举手,先生。我说的每一个词都是对的吗?那是你正在想,正在做的吗?就是那样。
85

然后神怎么说的?当时亚伯拉罕坐在那里,神在他的肉身中,那个人的肉身中,说:“为什么撒拉在心里说,这不可能发生呢?”那么也是同一位使者来到这里,说:“你说这事情必定会发生,那就让他来触摸我。”阿门。哦,为什么如此粗犷呢?阿门。只要有信心。你们看不到吗,朋友们?五旬节派的人,你能醒醒吗?为什么不敲打你的良心呢?为什么不触碰你的魂呢?阿门。

呐,到处都开始了。哦,耶和华以勒,主能为他自己提供一个祭物。阿门。要有信心。弟兄,你怎么想的?我猜你们也许认为我很粗鲁。我没有。我是你的弟兄。我是你的弟兄。是的,弟兄。我爱你们。我知道我是在一个宗派教会中,神召会,它是我最大的发起人之一,我的弟兄们。但我恨恶的是,看到他们变得冷淡,变冷了下来。我不是反对那个组织,我不反对外面的一神论弟兄们,或是卫理公会的,或浸信会的,我在各处都说这同样的话。但我想要说的是,弟兄,摇动你自己。把你的眼睛从这些事上挪开……
86

这里,等一下,一个妇人出现在我面前,有人正在祷告:神经炎,是眼睛……这个妇人穿着红色的裙子。她就坐在这里。你相信神会医治吗?柯里小姐,如果你能全心相信的话,神就会使你痊愈的。如果这是对的,请举起你的手来。好的,就是那样。

我挑战你们相信。那是什么?同一位全能的主神。他就在这里,住在人的肉身中。哈利路亚,哈利路亚。哦。圣灵充满了这个会堂。刚才我对她说话的那个妇人在哪里?她在哪里?是你吗,妇人?刚才我对她说话的妇人,在哪里?哦,在这里,这个妇人,是的。好的。现在你接受你的医治吗?我不认识你。我一生中也从未见过你,对你一无所知。但这些事情都是真的,不是吗?就是这样。好的。很好。瞧,我从未见过她;这是我的手,举在神面前。看到神所做的事了吧。哦,弟兄,姐妹,巴不得你能摆脱你的框框,从里面脱离出来。出来,把你自己放在神面前,说:“主神啊,我两手空空无代价,单单依靠你十架。”就是那样。
87

赞美耶稣,赞美耶稣,

赞美主为罪人死;
万民当将荣耀归主,
他宝血能洗净众罪污。
赞美耶稣,赞美耶稣,
赞美主为罪人死;
万民当将荣耀归主,
他宝血能洗净众罪污。
我爱他,我……(哦,要敬拜他。严厉的讲道现在已经结束了。让我们来敬拜他。)
……他先爱我(你们不爱他吗?他岂不是很奇妙吗?)
……付出救恩赎价,
在各各他。
赞美耶稣,(你岂不觉得现在被完全冲刷干净了吗?)赞美耶稣,
赞美主为罪人死;
万民当将荣耀归主,
他宝血能洗净众罪污。
88

哦,这岂不对你有所触动吗?砍伐的圣灵走遍这会堂,砍,割。割礼这个词是什么意思?割掉多余的肉。教会有太多多余的肉了,神的宝剑要砍掉它。然后当我们行事时,就会觉得都被割掉,干净了。保罗说:“我敬拜他,我在灵里敬拜他。”

赞美耶稣,赞美耶稣,
赞美主为罪人死;
万民当将荣耀归主,
他宝血能洗净众罪污。
89

哦,他岂不是很奇妙吗?今晚这里有哪一个罪人知道神做出了应许,他就会持守他的应许的?神在这里说,如果有什么人传讲神的道,神就会支持他的道的。呐,你不需要对此猜疑;神是活着的;他现在就在这里。你想要他做你的救主吗?如果你愿意,请上到祭坛上来,让我们再唱这歌。“赞美耶稣,赞美主为罪人死。”好的。你们愿意上到祭坛来吗?

赞美耶稣,赞美耶稣,
赞美主为罪人死;
万民当将荣耀归主,
他宝血能洗净众罪污。
90

哦,太奇妙了。如果在印度,做像这样的祭坛呼召,会怎么样呢?你必须要退到后面,他们会把你挤倒的。会有数千人涌向祭坛周围。他们爱神。那时,他们会看到神,不是一种物质,不是一位历史的神,而是一位现在的神。一位历史的神,使自己……我会在下个周传讲这个,“历史的神兴起在眼前。”你会看到他是否是一位历史的神,还是他今天不再是同样的神了。阿门。我爱他,你们不爱吗?

我以信心仰望,
各各他的羔羊,
神圣救主!
求主听我祷告,
除去我众罪孽,
使我从今以后,
完全属你!
行过人生迷阵,
黑暗痛苦满布,
求主引路!
为我化暗为明,
将我眼泪擦净,
免我再入迷途,
离主孤行!
91

当这些人在这里,忧伤痛悔的魂在哭泣时,没有别的人愿意上到这祭坛来吗?

我凭信心仰望,
各各他的羔羊(上来吧,罪人朋友,你永远不会再像这样亲近他了。)
神圣救主!(不冷不热的基督徒又怎样呢?你们为什么不也上来祷告呢?)
求主听我祷告,
除去我众罪孽,
免我再入迷途,
离主孤行!
92

你们不上来吗?甜美、谦卑地上来就近这十架吧。神祝福你们上来的人。请动身上来,现在上到这祭坛周围来吧。让我们来做一阵祷告。为什么那些感觉灵性低落的人不上来呢?上来吧,亲爱的姐妹;我看到你们在上面楼道上的人过来了。来吧,“像我这样,无善可陈,主竟为我流血舍身。因我真心信你应许。哦,神羔羊,我来!”就是那样。呐,那种冰冷就会开始破碎。

像我这样,无善可陈,
主竟为我舍身流血,
因我应许,与主亲近,
真神羔羊,我来!我来!
像我这样,罪恶满盈,
不再妄想自我洁净,
唯你宝血使我成圣,
真神羔羊,我来!我来!
呐,请你们每一个人都低头,把你们的手举向神,开始祷告。你们自己祷告。接下来开始祷告吧。就是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