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0210 亚伯拉罕确定的约

1

晚上好,朋友们。今晚很高兴能再回到主的家里,预备好要再次来谈论他,并围绕着他的道来彼此交通。我真是喜欢围绕着神的道来交通,你们呢?

刚才阿甘布莱特弟兄告诉我,埃斯皮诺萨弟兄今晚也在聚会中,他也在这里,我相信弟兄说他们想让他到台上来,但他却躲了,跑到某个地方去了。我清楚地记得跟埃斯皮诺萨弟兄一起在墨西哥城举行的那场大聚会,主大大地祝福了我们。就在那个时候,那个死了的小婴孩被带到了台上,我永远忘不了那天晚上,那个小女士抱着婴孩在那里,为要……
2

哦,就在这里,就在我眼前,正是埃斯皮诺萨弟兄,真高兴见到你。神祝福你……我们……神祝福你。你坐下了吗?哦,你还有你妻子或别的人在下面吗?[弟兄回答:“我还有我妻子和几个朋友。”—编者注。]哦,那真是太好了。哦,太好了。我刚刚还在想,我很多次都引用过,埃斯皮诺萨弟兄,主在墨西哥大大地祝福了我们。我相信我刚才看到了埃斯皮诺萨姐妹。很高兴看到你们所有的人。你们知道,当我们都去到天国时,那将会是个何等喜乐的日子,我们都会坐在国际性的晚宴上,那是国际性晚餐。我们真的会有一个伟大的时刻,谈论以前的事情,回忆以前的老熟人,那将会是个何等美好的时刻。

3

我感觉就好像我是站在墨西哥的另一次聚会上;那真是太好了,我们度过了一段大好时光。我记得那个小婴孩,我永远都忘不了那个。那个漂亮的墨西哥小妇人……比利来到我面前,他说:“爸爸,你必须要做点事情了。”他说:“你简直无法拦住下面的那个女人。他们有很多领座员,但她就是想要上到台上来。”他说:“那个弟兄,”我忘记了他的名字,他是跟我儿子一起分发祷告卡的,那是……我总是叫他“慢你哪”,因为他总是迟到。他是……他本来应该六点钟来接我,但他九点才来接。所以我叫他“慢你哪”,就是“明天”的意思,你知道。然而他是个好弟兄,一个真正甜美的好弟兄。

我记得那个小婴孩。我对杰克•摩尔弟兄说,我说:“哦,你下去为那个小婴孩祷告吧,那就……”埃斯皮诺萨弟兄正在为我做翻译。当时我这样看着下面的会众,那些人,说到上教会并对教会忠诚,哦。他们早上就去到了那里,一整天都站在烈日下,直到那天晚上都呆在那里。你瞧?这样你才能得到一些东西。在那里,你才会找到一些东西。
4

不是因为埃斯皮诺萨弟兄在这里,这是我第一个晚上在这里讲这事。那天我去到一个教会里,一个在另一座城市的教会,是亚利桑那州的图森。在那里大约有六个墨西哥朋友,都是从各处来的,他们在那里坐了一整天,那天都坐在那个炎热的房子里,等着我晚上去那里,一整天都坐在那里等着。当我上到讲台上,我那天祷告了一整天。那天早上我刚讲完道,然后又回来了。那天晚上我一上讲台,那些可怜的人,因为他们必须要……他们把卡片打乱顺序,然后发给想要祷告卡的人。

当我叫祷告队列时,错过了所有那些……差不多是每一个,有一个人我记得,在那里有一个墨西哥妇人,她一点英语都不会说。但当她去到讲台上时,圣灵降下来,开始对她说话,说出了她是从哪里来的,告诉她说她有一个母亲或别的人,在下面的那个(就在边境下面那里的是什么城市?提华纳。)提华纳,在那里,她病得很重,并说在多少天之内她就会收到信,说她母亲好了,又康复了。当神一开始那样做,圣灵就在下面运行,去到下面的那些白人们中间,去到下面那里,叫出了每一个墨西哥人,他们甚至连一句英文都不会说,却医治了他们每一个人,就是那样。盼望。瞧?如果你到了一个地步,你只要在那里谦卑自己,都不用祈求,只要谦卑,然后神就会来工作的。他会……那就是神能真正运行的时候。
5

呐,我记得这个小妇人正挤过来,当时摩尔弟兄要下去,试图给她一些安慰,我这样看着,就看到了一个异像,一个非常可爱的墨西哥小婴孩,正坐在那里笑,甚至都没长牙,只是咧着嘴笑。我想:“那真是个可爱的……等一下,”我想:“那就是那个裹在毛毯里的小婴孩。”所以他们……天正下大雨,那个小婴孩身上盖着一块毛毯。孩子是那天早上死掉的,而这是在晚上。我就下去按手在那个小婴孩身上,为他祷告,他就开始踢腿,并大声地哭了起来。孩子又活了,据我所知,直到今天那孩子还活着。呐,我知道,是埃斯皮诺萨弟兄和姐妹,其中的一个去调查出来的。那是我第五次看到神,在人死了很多个小时之后,实实在在地又从死亡中活了过来(瞧?),把生命又带给了他们。他是神。

6

我告诉你,弟兄姐妹,原因是,我们……有一次……我要告诉你们一个小故事,然后你们就能明白我的意思了。有一次,一个人去旅行,他要去到海边。他读过大海,听说过大海,但他从未见过大海。在去的路上,他遇见了一个老水手,或是一个海员,你知道,他刚从海上回来,他对这个人说,他说:“好伙计,你要去哪里啊?”

他说:“哦,我要去看大海。”他说:“那里有让人兴奋不已的事情。我从未见过大海,哦,我多么渴望能见到,要看到澎湃的巨浪跳到空中,要听到海鸥鸣叫,闻着空气里的咸味,”像那样的话等等,他说这对他意味着什么。
那个老水手说:“我生在海边,生活了有六十年了,我没有看到有什么让人兴奋的东西。”
7

呐,事情就是那样的。对美国的复兴来说,有太多的事情发生了,以至于对你来说都变得极为平常了,甚至你都没有认识到那真正是什么。那些人从未见过或听过,哦,他们的心刚被建立,就预备好了,就成了。瞧?那是……对我们来说,那却成了平常。弟兄姐妹,这就是为什么你们听到我竭尽所能地砍伐,说:“美国的复兴过去了。”在大约四年前就已经结束了。所以事情完结了。在美国再没有复兴了;我们只是在已经被收割并焚烧过的土地上拾取麦穗。你偶尔会拾到一捆,但很少了。呐,呐,我们发现不仅仅是在洛杉矶这里,或是长滩这里;我们在全国各地都发现,无论在哪里,都是一样。

8

现在的聚会,大的复兴都是在海外,在其他的国家,在外面。我刚跟一个从这个教会出去的传教士谈话,他是个小伙子,今晚就坐在这里,刚跟他的妻子在后面见面,一个可爱的弟兄,他刚刚从黄金海岸回来。哦,我说:“你认为怎么样?”

他说:“对我来说,在这里是不会再有那样的聚会了。”瞧?当你去到那里后,你就不会再有同样的心了。你看到我们美国人穿的这么好,你知道,吃的这么好,什么都不需要,却不知道你是可怜的、悲惨的、瞎眼的、贫穷的、赤身的,却不知道。你看到他们躺在街上那里快死了,那些小婴孩,他的小肚子因为饥饿而鼓了起来,妈妈快要死了,在街上爬行……只要谈到耶稣基督,他们就会渴望并等候。只要说一件事,他们就会预备好。当你要离开时,他们会跟着你去到机场,“再多告诉我们一些关于耶稣的事。”瞧?“饥渴慕义的人有福了,他们必得饱足。”是的。
9

呐,让我们向着我们伟大的王低头一会,向他致敬,跟他说说话。

天父,你是这永恒之道的作者。太初有道;道一直都存在,因为道就是神。道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今晚,我们看到你仍然在启示这道,藉着道把你自己打开,让我们围绕这些伟大的事情而交通。
主啊,我感谢你,刚才我的思绪转向了墨西哥,我们的邻邦。在那里的那些人们中间,我记得那个亲爱的瞎眼老人走上了讲台,那天晚上,他想要拿出他的念珠。当时我把脚跟他的脚并排,想看看他能不能穿我的鞋,我跟他比一下肩膀,想看能不能把我的外套给他。但神啊,你却为他做了一件更大的事情,你让他能看见了。他多么感谢你!哦,神啊,第二天晚上,我看到讲台上堆满了旧外套和破衣服等等,是那些贫穷的人用来裹体,躲避寒风的。哦,主啊,我是何等地感谢你,因为,“饥渴慕义的人有福了,他们必得饱足。”
父啊,我祈求,今晚这一小群人能捕捉到一个从主耶稣而来的新异象,他的再来近了。我们看到我们现在正处在老底嘉教会时代的结束了。我为埃斯皮诺萨弟兄和姐妹祈求,为了他们伟大的工作,和他们对你的爱,我知道在我离开之后,他使聚会延续了下去,你也祝福了他;使瘸腿的行走,瞎眼的看见,残疾人……你是怎样在一场大复兴中医治了那些人。主啊,我是何等高兴,你对那些可爱而无助的人满有怜悯。神啊,你愿意再差我们回去吗?如果那是你的旨意,我们喜爱再回去。
10

呐,我们为今晚在我们这里的人祈求怜悯,愿圣灵来把我们带入到这道中,我们正在竭力传讲,要为星期天晚上举办的医治聚会打下根基。主啊,我们祈求,瘸腿的能行走,瞎眼的得看见,伟大的圣灵能以奇妙的方式彰显自己。主啊,求你帮助我们明天的广播和商人会的早餐会。无论我们在哪里,愿我们把“阳光”带给那些有需要的人,主啊,愿你呼召那些饥渴的人,使他们得到满足。今晚当我们团契的时候,愿你围绕着你的道来祝福我们的心,奉耶稣的名。阿门。

11

呐,今晚我们要继续学习《创世纪》这卷书。如果我发出一些哨音,因为我今天一个牙的角破了,所以当我要说话时,就感觉有点滑稽。

呐,我正在为即将到来的周日晚上的医治聚会打根基。呐,明天晚上,如果主愿意,我们会在所多玛结束,或者说是在摩利山上,在那里亚伯拉罕把他的儿子献为祭物。我相信那将是一个美好的课程,会把我们带进周日的医治聚会中,因为那是真实的表达,就跟在这个时代完全一样。
12

昨天晚上,我……很多次在讲道中,我砍伐,我不是有意要伤害人。我只是想要锚定一个字。瞧?因为是时候我们……我为教会大发热心。是的。我……当我看到教会偏离到了世界上时,那都快把我撕成碎片了;我就是无法闭口不言。呐,我不是有意要与众不同,神知道这点;我不是要有意与众不同。我太爱你们了,所以不会只是为了要与众不同。但当我看到一些事,并知道那是真理,我里面就有一些东西,让我无法保持沉默了;我必须要说出来,因为……而且本来我也只是照着感动讲道。我不是有意要伤害人。但我想要你们那样接受它。

13

呐,这样你们就会明白,我们都认同我们是生活在老底嘉教会时代;我们都知道这点。呐,你记住,在老底嘉教会时代,这是所有教会时代中唯一的一个时代,耶稣被赶出了他自己教会的门外,他敲门,试图要再回去。那正是我们在做的,完全是的。那正是五旬节教派所做的。因为总是教会……在每一个时代都有一个五旬节教会。如果你们明天能听广播,我会讲到这个的。那样你们就会发现那是不是正确的了。总是那样的。

当我们听到教会,在圣经中所说到的教会,总是指五旬节教会。从未失败过。一直以来,在各个教会时代,总是有一小群五旬节的人。如果你去查考历史……
14

保罗•博伊德弟兄,据我所知,他就在这里的某个地方,他是我的一个朋友。保罗弟兄,谢谢你送给我的那本好书。我看过尼西亚大会,前尼西亚大会,还有尼西亚大会;其他很多传道人肯定要比我引用的更好,在这点上他们比我更精通。但就是在尼西亚大会上,他们把五旬节余下的人给赶了出去,并加入了他们自己的思想,在教会中,尼哥拉一党的教训,开始时在他们中间只是一个小小的说法。那是……“尼哥”一词的意思是“征服”。“拉斯”的意思是“征服平信徒。”换句话说,他们把所有的灵都从会众(平信徒)中赶了出去,然后从中弄出了一个圣洁的人。让……“人都不圣洁,只要圣神甫,圣主教,等等……”尼哥—征服平信徒,弄出一个人来。那样他们就都可以进去,建造教会,付钱,以及像那样的事。只有一个人可以成为中保,赦免罪恶;但那不是神的治疗方法。神不是把我们当作一个教会来对待的;他是把我们当作单个的人来对待的。所以圣灵在平信徒中,就跟他在这讲台上或别的地方是一样的。

15

我们发现在那里面,在那时候,他们把圣灵赶出了教会,他们把教会跟国家联合在了一起。康士坦丁,一个做了那些事的人,他根本不是一个信徒。他完全就像亚哈一样;他是个政客。他把异教罗马和基督徒罗马混合在一起,把基督教里的迷信和异教的仪式,混合在一起,弄出了一个普世的宗教,来强化他自己的王国。他不是个信徒。他……他所行的事证明了他不是。他……当然我不是他的审判官,但我只是在引用历史的解读。

16

后来,教会经历了黑暗时期。后来,他们跟随着马丁•路德一起出来了,然后跟随着约翰•卫斯理,然后又到了五旬节。总是有一个五旬节教会。你注意观察所有的那些时代,那时你可以看到圣徒保罗的以弗所教会,然后你会看到接下来的教会时代是爱任纽,下一个教会是圣徒马丁,再接下来的是哥伦巴,然后是路德,卫斯理,一直下到最后的时代,我们正在盼望一个在这个时代的伟大使者,那将会成为以利亚的第二次再来。那是很伟大的。

如果你们注意到,耶稣说……如果你们注意,我们有太多像那样的事了,你必须要注意你在谈论什么,因为每一个人都是以利亚。现在我们随处都有以利亚等等,但那是错的。那是完全错误的。
17

呐,你会注意到,在《玛拉基书》中,他是最后的先知,在第四章的最后部分,他说:“在耶和华大而可畏之日未到以前,我要差遣先知以利亚到你们那里去。”呐,注意。“他要使儿女的心……父亲的心转向儿女,儿女的心转向父亲。”

呐,你是否注意到,门徒问他说:“这些事情什么时候会成就呢?”他们说:“为什么说以利亚必须先来?”
耶稣说:“他已经来了。”他说:“他们竟任意待他。”[太17:11,12]他们明白他说的是施洗约翰。他是以利亚,没错。但你注意,那是一个复合的到来。那不可能是那位将要来到的真正以利亚,因为当这位以利亚来到时,神要焚烧这地,义人要践踏恶人的灰尘。[玛4:5,6]瞧,那必定是……所以那不是以利亚。他是《玛拉基书》第3章中的使者……“看哪,我要差遣使者行在我面前。”那是以利亚。
18

注意这里,第一个以利亚来到,他要把儿女的心转向父亲……哦,是把父亲的心转向儿女。瞧,就是那些先祖父亲们,老正统们,律法主义者,律法,他把他们转回到……把这些父亲们的信心转向儿女,把他们的心转向儿女,就是约翰正在传讲的新信息(瞧?),就是弥赛亚来的日子近了。他把他们的心转向了这个。

但注意下一个,当约翰再次显现时,他要把儿女的心再转回到五旬节父亲们的信心上去,就是回到最初的信息上去。当这个事工来时,你会知道的。那将会是一个复兴,要把不冷不热的老底嘉教会,再次转回到起初的原本信心上去。是的,先生。他会被恩膏去那样做。当这位以利亚来到时,他会是一位先知。他会毫不留情地砍伐。
19

让我们来看看以利亚的性情。看看以利亚;看看他是怎样的。当他出现在约翰的时代时,是怎样的?他恨恶宗派。“你们这些法利赛人,不要自己在心里说:’我们有亚伯拉罕做我们的父,’因为神能从这些石头中兴起亚伯拉罕的子孙来。”以利亚也是那样。他们两个人都恨恶女人,哦,是不道德的女人,她们所做的那些错事。看看以利亚与耶洗别。看看施洗约翰和希罗底。瞧?他们两个都是旷野的人,喜爱旷野和外面。从丛林中走出来,释放一个信息。有一天他会出场的。

20

是的,那也许不仅仅是一个人。但那将会是一个在教会里的信息。圣灵在教会里要把那个信心再扭转回到最初的信心上去。是的。因为他要把儿女的心再转回到父亲身上。第一次他把父亲的心转向儿女,而这一次是要把儿女的心转向父亲。瞧?把父亲们所拥有的信心转给儿女,就是那些刚进来的人。这次他要把同样的信心(因为他们偏离了原本的信心),他要把先祖们的信心,哦,是儿女的心转向父亲,五旬节父亲们;又一本《使徒行传》2章,是的,又一本。

21

早上我要讲讲这个,若主愿意,在基督徒商人会的早餐会上,我要讲“起初并不是这样。”主……那会用广播的。随后,我想要讲这个主题,“听见,相信,并照着神的道行动。”呐,明天晚上,我们要再回来,结束这个《创世纪》的学习。星期天晚上,若主愿意,我们想要举办一场医治聚会,要在星期天晚上再为病人祷告。

22

呐,今天圣灵谴责并撕碎教会的原因……你记得,老底嘉教会时代,他说:“我所爱的,我必管教。我所爱的人,我必管教。”感谢神的管教,一位真正的父亲会纠正我们,把我们带出来。

我遇见了一个……今早我恰巧遇了一位女士,她对我那天晚上所说的关于女人穿短裙的事情非常生气;基督徒那样做是不好的,那绝对不符合圣经。她说:“年轻人,你会毁掉你的事工的。”
我说:“哦,不,不。如果我不讲,那才会被毁掉的。瞧?”她说……我说:“你也有罪吗?”
她说:“不,先生。我不穿短裙。”
我说:“哦,那你争什么呢?”
她说:“我穿休闲的裤子。”
我说:“那更糟。”
她说:“哦,不,是那种正派的裤子,如果……”她说:“你穿上那种……在田里干活的女人怎么办呢?”我相信她就是那样穿的。她说:“是的,骑马。我在外面跟我丈夫一起,帮忙围拢一些牛。你认为我应当穿裙子吗?”
我说:“你从一开始就不应该去到外面。那就是问题所在,女人试图取代男人的工作;我们有很多男人都没工作了。”是的,是那样的。
她说:“你在菜园里除草的时候,那又怎么样呢,穿着裙子在菜园里吗,你不认为穿着休闲裤会更好些吗?”
我说:“不,女士。我的妻子就没有那样的困扰,我的妈妈也没有。我相信你也不应该有,如果你能好好留心自己的话。”我说:“我不……”
她说:“穿休闲裤也错了吗?”
我说:“圣经说女人穿男人穿的衣服,这在耶和华的眼中是可憎的。”是的。
23

弟兄,经文都在这里,我们只要顺服它。是的。“我所爱的,我就责备。”这就是这个时代,对吗?接着,圣经在《希伯来书》12章8节也说:“如果他们不能忍受管教,就是私子,不是神的儿子了。”有男人勃然大怒,“哼!”有女人说,“哦,我再也不要听那个了,我没有……”好的,继续吧,私生子。绝对是的。但一个真正神的孩子会接受他的纠正,说:“是的,天父,这是你的道;我现在必须要纠正过来;我必须要做正确的事。”你知道那是真理,不是吗?一个私子就是一个总是退后的人,是汤中的苍蝇,总是有点让人恶心。但真正神的儿女喜欢被管教,并改正。

我知道我的老父亲每一次抽我,没有一次不让我为抽在我身上的鞭子而感激的,使我成为了……如果不是那样的话,哦,也许我就成了一个叛逆的人。所以我……那就是今天的问题所在,弄出了太多的小里基等等。你任凭他们跑到外面,乱扔东西,跺着脚,小马利亚说:“我就不那样做。”她应该有我妈妈那样的母亲。是的。是的,先生。现在我们有太多人,只是任凭孩子……难怪我们有少年犯罪。你知道是什么导致的吗?父母犯罪。就是那个导致的。是的,先生。你没有管好你的孩子,而是任凭他们去到外面那些地方,胡作非为。难怪我们处在了我们现在所处的这样一个时代。
24

呐,讲这些事情是不受欢迎。这就是为什么我的事工不能增长,或像其他人一样那么大的原因。如果真的是走到那步,我想要……愿神把它拆毁,那样他就能让我继续向前传讲真理。我不属于任何组织,所以我可以想怎么抨击就怎么抨击。瞧?我不属于任何团体,那样就能说我想要说的话了。我只属于基督,那样我就能持守在那里。我不须要拥有钱财,就是那样。我继续保持下去。那样,无论神差我去到哪里,我都能去并照着他告诉我的方式拆毁到底,然后走开(瞧?),然后再这么做。所以我……我就想要这样。我不想要有大的负担,大到你必须要祈求钱财,恳求这个,收取那个,忙于这个,那个大的……我必须要专注在基督身上。别人愿怎么做就怎么做去吧,但对我们来说,让我们把自己交付给神的道,并传讲、持守住真理和圣灵的启示,以及要发生的事。

25

呐,我们发现……现在让我们来讲一点关于亚伯拉罕的背景。昨天晚上我们发现亚伯拉罕只是一个普通人。对吗?呐,那是……今天,当神祝福了一个人之后,人们就认为那一定得是非常奇特,非常古怪。不是的,他只是一个普通人。人们把他变成了一个圣人,某个伟人,一路下来都是圣人的世代,必须成为……不,不是那样的。圣经说以利亚是个跟我们有一样性情的人。他只是一个人。亚伯拉罕只是一个出来的普通人,他是个从巴比伦出来的老人,一路去到了迦勒底人之地,到了吾珥,他只是个普通人,他和他的妻子,也许是个贫穷的农夫,竭力要养家糊口。

26

我们发现有一天,神对他说话了,并告诉他说他要从他的妻子得一个孩子。当时他七十五岁,他妻子六十五了。呐,那真是不可思议,想到神会对一个七十五岁的老人说那样的话。但你瞧,神想怎么做,就怎么做,他总是以某种非常特别的方式行事。当你顺服他的道时,他就会使你做特别的事。“凡在基督里敬虔度日的人都要受逼迫。”但你必须直接来到神的道上;不要……不可随私意解说;只要圣经怎么写,就怎么读,怎么写,就怎么相信,那就是你应当相信的方式。只要你不怀疑这道,就会结出所应许的果子来。只要你对神所写的话语有一个正确的态度,“神这样说了;这应许是我的;我相信”,你看看会成就什么。一定会,事情一定会成就的。

27

呐,昨晚,我们发现神告诉他说要把自己分别出来,跟他的家人分开,离开他的亲人。但亚伯拉罕,就像一个普通人一样……呐,神从未因此把他赶回到他的故土去。但亚伯拉罕直到跟他所有的亲人完全分开,才得了神的祝福。他带着他的父亲一起;他还带了别的人,带着他的侄子。这个老伙计总是挡在路上,直到最后神把他从路上挪开了。后来罗得,他的侄子,退后了,去到了所多玛。然后,当他跟罗得分开时,神就开始跟他讲一些关于祝福的东西,神要怎样祝福他。我喜欢那个。

呐,我们在《创世纪》13:16中发现,神告诉亚伯拉罕,当神跟他讲到关于那约的事时,神说:“我要使你昌盛,你的后裔会像海边的沙一样多,”就像地上的尘埃一样。“你的后裔会像那样多,你会成为多国的父。”
呐,我们又在《创世纪》15:5发现,当时,神确认了那约,或者说又跟他提到了那个约,“你出去往天上看,你能数算众星吗?”天上有很多星,不计其数……
28

瞧,从尘土到众星。哦。从地土,坟墓到荣耀。你记住,亚伯拉罕真正应许的后裔,就是藉着以撒而来的基督。“他是谷中的百合花,明亮的晨星,万人之中他在我魂里最美好。”我们看到神在他伟大的太阳系里宣告……你相信神活在他的太阳系中吗?你相信他造了众星吗?他说是他做的。在太阳系中,一切都被安置得何等完美。从……

瞧,从尘土,这属地的地方,到荣耀中的众星。耶稣,这明亮的晨星,一切的起头,他就是那位真正的后裔,藉着他带出了这些其它的众星。我们发现我们在基督里是死的,我们都是亚伯拉罕的后裔,是照着应许跟父亚伯拉罕一起承受产业的。因此,如果我们是亚伯拉罕的后裔,我们发现我们就必须拥有亚伯拉罕的信心,否则我们就不是亚伯拉罕的后裔。亚伯拉罕的后裔是什么?就是藉着基督耶稣而来的圣灵(阿门)。当我们领受了圣灵时,我们就不再是外邦人,而是犹太人了。肉身出生的犹太人不是真犹太人。保罗说:“真犹太人不是在外表,而是在内心,”那样的人拥有父亚伯拉罕的信心。如果我们是父亚伯拉罕的后裔,那我们就会接受神所作出的一切应许,无论那看起来是多么可笑,是怎样不可能发生;但如果神那样说了,我们无论怎样都相信。
29

呐,亚伯拉罕,按理说他要得到这个孩子了……昨晚我们讲过了,当过了第一个二十八天时,撒拉也许说,亚伯拉罕说:“亲爱的,你觉得怎么样?”

“没有区别。”
“赞美神,我们肯定会得到的。”他从未变得软弱,他一直都变得更加刚强。“是的,我们肯定会得到那个婴孩的。”
“你怎么知道你会呢?哦,你变老了,年纪大了。哦,你七十五了;从她十八岁起,你就跟她生活在一起了,等等。”他的半个妹妹。“呐,你知道那是不可能的。当时你还年轻,你还年轻的时候,也许在她十八岁,你二十八岁时还可能。”他们的年纪相差十年。“哦,那时,如果你们想要有一个孩子,那还可能会有。但过去了这么多年,现在她已经绝经很多年了。你们怎么还可能有孩子呢?那是不可能的。”哦,医生看着他,说:“这个可怜的老人,他头脑不正常了,你知道,他不对劲了。”他们对每一个亚伯拉罕的真正后裔都是这么说的。他们说:“哦,不要……就随便他吧,他不会有什么伤害的,他很无助。但你知道……”他们也认为他毫无希望,但他信靠神。一个握着应许的人,就像摩西,只是一个手中拿杖的人,他怎么能下去接管埃及?“我要下去接管埃及。”
“你怎么知道能你去接管呢?”
“神那样说了,问题就解决了。”是的。那也是亚伯拉罕的后裔。瞧?他对神有信心,因为他是一个亚伯拉罕的后裔。
30

呐,昨晚我们发现直到神祝福了亚伯兰,并与他立约,然后,神才把他的名字从亚伯兰改成了亚伯拉罕。“罕”是神名字的一部分。你们注意到这点了吗?你有没有深深地想一想这点?亚伯拉罕:以罗欣(瞧?),他取了神名字的一部分,因为神是万有的父。神给自己起名叫以罗欣,神把他名字的一部分跟亚伯拉罕连在了一起(瞧?),使他成了神的伙伴。藉着他的后裔,神要带来一个后裔,祝福地上的列国。他要成为多国的父。亚伯拉罕要复制以罗欣的信心,“欣”和“罕”。神给他注入了自己部分的名字,因为他要成为多国的父。

31

哦,这太丰富了,真希望我们能有足够的时间,就着这点一节一节地读,把它串起来讲。我告诉你,想到圣经如此完美,这简直要让我跳到第七层天上去了。没有一节经文是自相矛盾的,一节一节都完美地连接在了一起。在圣经中没有任何矛盾。有这样说的人,你把他带来。圣经没有一处自相矛盾的地方,都可以藉着神的道讲明白。是的。呐,圣经像谜语一样,因为神那样做是要向聪明通达人的眼睛隐藏起,向愿意学习的婴孩就显明出来。[太11:25]是的。

32

呐,我有一个妻子,我非常爱她,对我来说,她是这世上最甜美的女人。呐,我们不是……我们相信神就是爱。如果神就是爱,而他是如此爱我们,赐下他的独生爱子,使我们可以得救。呐,当我去到海外时,我不用叫伯兰罕太太过来,说:“我亲爱的伯兰罕太太,我要去海外旅行了,当我不在时,你不能再有其他的丈夫。当我不在时,你不能和任何人眉来眼去。”

哦,呐,如果她抓着我的领带,说:“等一下,伯兰罕先生,当你在外面时,也不能有其他的妻子或者是情人。”呐,那还能是一个家吗?不。那不是。如果是那样的,我就会一直提心吊胆。她也是那样。
但问题是,我是不是爱她。我说:“亲爱的,主呼召我要去海外了。”
“哦,感谢主。”她必须要呆在家里,你知道,照看孩子们。
所以,我们会怎么做?会跪在地板上祷告,让我们的小孩子们围在身边,一起祷告。她祷告说:“神啊,求你看顾比尔;我帮不上什么忙,但我会尽我所能的照看孩子们。”
然后我就会亲吻她,说再见。“再见,亲爱的。”只要我还像那样爱她,你就不用担心。只要她也像那样爱我,也根本就不用担心。我不是被迫要那样做,我那样做是因着爱。
对神来说,也是那样。我们停止做那些事,不是因为,说:“哦,我不应当去电影院;我不应当去跳舞;我不应当抽烟;我不应当喝酒;因为我是个基督徒,我不能那样做,尽管我想要那样去做。”你还是去做吧。瞧?但当你爱神,你那么做……你就不会做那些事,因为你爱神。瞧?
33

呐,如果在海外,如果我回来,我带着某个女人出去,开车带她出去,然后回头把她带回家,说:“晚安,”等等。我知道我必须要告诉美达这事。哦,我相信她会原谅我这么做。我会说:“美达,我做了那事。”我会去承认并说:“我做了。我很抱歉我做了那事。”

我知道她会说:“比尔,我原谅你这么做。”但那会在我的余生都缠绕着我的,那个可怜的小东西,我知道我是多么爱她。无论我经历什么,我都不会带给她一点伤害。我太爱她了。我……那就是我对她的爱。是的,先生。
34

我去到外面,远离家庭,远离儿女,我的心在滴血,想要跟他们在一起。那天当我要离开家时,小约瑟叫住我,你知道,有时候水土不服会让我们生病。他走出来;他非常想要跟我一起去,他整个早上都在哭。他走到外面的走廊上,他看着外面,挺直他的小身子,眨动着他的大眼睛,看着外面,说:“爸爸。”

我说:“什么事,儿子?”
他说:“愿神祝福你,决不让你生病。”他只是个四岁大的小家伙。哦。
小家伙能看到异像等等。有一天,当我快离世时,我想要拿起我的圣经,把它交在约瑟手中,说:“宝贝,持守住它;不要在道上妥协;要持守住。我想要你持守住这道。”
35

所以,就是那样,那就是爱。尽管我知道如果我做了什么错事,我相信神会原谅我这么做。但,哦,我不愿意伤害他。我不要做任何事情来伤害他。我何等爱他。哦,那就是我们应当为神而活,爱他的方式。爱,以至于爱到你们可以彼此相爱。耶稣说:“你们若彼此相爱,众人就可以知道你们是我的门徒了。”不是因为你是卫理公会,浸信会,路德派,或五旬节派,而是因为你们彼此相爱。那就是我竭力想要做的,就是要拆毁那些中间的墙,挪到一边,那样我就可以说我们彼此相爱了。瞧?但,瞧,只要我们还在做我们所做的那些事,我们可以在圣经中发现那些影子,就是他们在起初所做的那些事。你看到有什么事发生在他们身上了吗。“所以这些事的发生都是例子,”[林前10:11]希伯来书说。

呐,我们发现,现在也是一样。我们偏离了,变得冰冷、漠不关心,在这座山上呆了四十年,没有去到应许之地。
36

所以,尘土,从尘土到众星。从这地上的尘土,我们就是从它被造出来的,到在荣耀中闪烁的众星。“那认识神的,必刚强行事,发光如星,直到永永远远。”[但11:32]《但以理书》12章。是的,他们会的。只要想一想,自从神把晨星挂在太阳系中,它就从未失去过它的美丽。它从未失去过它的美丽。时间过去了数十亿年之后,我们仍然会在荣耀中发光。是的,先生。那只是个样板,只是个榜样。

37

我想要在这里说一件事;我怕,我……可以吗,弟兄?呐,你必须要注意,尤其是当你跟人们在一起时,他们会误解。呐,我相信这三个是三而一的,是在一个里面,正如我们知道的那样。呐,我相信神有三本圣经,你是否注意到。呐,他的第一本圣经是写在天上的,是黄道十二宫。呐,我知道在这点上你可以走到极端里去,但在任何事上你都有可能走到极端里去。但真的,如果你注意到黄道十二宫,它是从哪里开始的?黄道十二宫的起头是处女座,黄道十二宫的最后是狮子座,狮子,这是基督的第一次到来,和基督的第二次到来:一次是藉着童贞女,第二次是作为犹大支派的狮子。你们注意双鱼座(瞧?),那是我们所处的癌症时代。在天上的一切都在宣告神。肯定是的。神的子民举目望天,就会认识到神不是在这地上,而是在天上。他写了这第一本圣经。

38

呐,神写的第二本圣经,是以诺,在金字塔的时候,就在埃及那里。我曾去过那里,也许在这里的很多男人女人都去过那里。你注意到那些金字塔,我们无法复制它。它们都太伟大了,太庞大了。它们正处在这地上的地理中心,无论太阳在哪里,都无法在它们周围留下阴影。它们有数千吨的巨石垒在上面,它们曾为那个争执过。我们经常在学校里辩论,它们是怎么建造起来的。哦,我这边的人说:“他们把石头滚上去的。”

我说:“哦,那是……哦,他们滚不上去。”我知道,你把一个卸完货的火车车厢放在铁轨上,你找再多的人围在它周围去推也推不动它;即使是空的你也推不动。我看见人们尝试过很多次。你只能站一排人,另一排的人就必须要推着前一排人的后背。你怎么能把一块半个街区那么大,重达一千吨的石头推到半空中呢?那时他们所拥有的是原子能,就像我们现在所拥有的一样,他们建造了金字塔。他们也是用这个把地球震离了它的轨道,让地球远离了太阳,偏到了一边,这就带来了雨水,用水毁灭了这世界。这次,他们要再把同一个地球往回推向太阳,并且被焚烧。真是太完美了。
39

但注意,在建造金字塔时……呐,注意这点。你口袋里有一美元的纸币吗?我相信我有一张。你是否注意到在你纸币的后面,他们为什么画着金字塔,并说:“伟大的印”呢?你曾在你的美元上注意到过这个吗?嗯哼。这伟大的印……注意在金字塔上也是,它是怎样从底部开始,像这样一直向上,越来越小。你注意过吗?上面甚至没有压顶石。金字塔上也没有放压顶石。为什么?压顶石被弃绝了,耶稣基督,他就是那压顶石,完全正确。

呐,注意,在路德时代,我们靠什么而活?因信称义,是在最底部,路德,安放了基石。卫斯理,我们相信是因信成圣,变成了少数人。五旬节运动,同样是圣灵的洗,向上进入了更少数。但注意,教会走向了最后,去到了最后,教会必须像耶稣基督的事工那样完美,以至于当那块石头来到时,可以毫无缝隙地对接在沟槽上。哦,哈利路亚,哦。
40

你要是能明白,并知道我在说什么!耶稣基督在这地上所行的同样事工,当这事工回来时,在五旬节的这同一个事工,不会是在组织中放宽了限制,而是会在基督里打磨自己,直到那块压顶石和教会完全合在一起。他们如此紧密地结合在一起,他们连接的地方甚至刀片都无法找到缝隙插进去。教会必须要成为这样,跟基督完全相像。看到我们要怎么做了吗?砍掉、割除、切削,塑造并模成耶稣基督的形像,以至于教会和压顶石能完全合在一起。

看看我的手在墙上的影子。当它远离我时,就会很模糊。当手挪动,开始变得更接近。就不是粗大的手指了,而是变得越来越小,颜色变得越来越深,直到手的影子,正片和负片成为了一体。耶稣的再来也是这样,教会必须要打磨自己,以至于没有一点斑点和瑕疵。阿门。那就是第二本圣经。
41

第三本就是写在这纸上的圣经,因为我们所生活的这个时代是伟大的教育时代。然而圣经中没有一处是矛盾的。所以,你瞧,伟大的太阳系说到了基督。如果你注意看的话,你看到的一切都在述说着基督。看看今天教会的境况,软弱、退后,回到了世界上。那讲到了基督,完全是耶稣所说的。他站在门外叩门。他被赶了出去,被组织到了外面,把他赶出去了,他们的教条等等把他赶出了门外。但他仍然站在门口,叩门,说:“凡我所爱的,我就责备管教。”是的。他要切割他们,把他们带到一个地步,当伟大的压顶石来到时,在教会中的事工和那压顶石好像磁铁一样被吸在一起。他们会被一起封印在里面。哦,神啊,帮助我们拥有……这个事工会来到的,不要担心,会来的。神说它回来的。所以,让我们预备好自己,去迎接那块压顶石。让我们相爱,并在基督里反映出我们的生命;真诚,与神的道站在一起,以至于当他来时,我们能完美地合在一起,就像手上的手套一样,就像那样,跟他合在一起。哦,那才是神在等待的教会。是的,先生。

42

呐,我们认识到,从尘土开始,第13章到第15章。呐,我们发现……昨天晚上,当我们结束时,亚伯拉罕做了一件美事。他背道的弟兄罗得下到了所多玛,在那里成了一个大人物,却不在主的旨意中。难道我们还要寻求舒适的花床吗?我们还寻求容易走的路吗?不。过去的一位作者写了一首歌,“当其他人争战才能赢得奖赏,浴血奋战时,我岂能躺在舒适的花床上被带回到天家呢?不,如果我要掌权,我就必须战斗。主啊,求你增加我的勇气。”就是那样。

我们不求舒适的东西。你知道,今天的教会只想沉睡,用某种神学思想把这个扇走。“是的,我们相信这个。你没关系的;加入教会,你这么做就够了。带着你的证件,从卫理公会到我们浸信会来吧。如果一神论不要你,我们三位一体论要。就是这样,愿神祝福你的心。”哦,弟兄。嗯。那不是基督徒。那是杂交,杂交的宗教。不久前,我传讲过这个。
43

任何杂交的东西都是被污染的。从这本圣经杂交而来的信仰,所形成的组织或宗派,或教会信条,都是杂交的。呐,瞧,杂交会产生出更美的艺术……哦,更美的结果。你用麦子……我们有玉米,杂交的玉米,那是我们所拥有的最好的玉米,但毫无益处。你把杂交的玉米再种回到地里去;都无法再继续繁殖。

人们拥有的最好劳动力就是骡子。它的母亲是一头母马;它的父亲是一头小母驴……哦,是公驴。骡子无法生出另一头骡子来;它无法再把自己繁殖回去。今晚我们所拥有的就是一帮骡子式的杂交宗教。绝对是的。从卫理公会繁殖出来了浸信会,五旬节派,长老会的信条和宗派等,最后我们什么也没有得到。如果有什么东西是我恨恶看见的,就是一头骡子。它根本没有情感。它立在后面,竖着又大又长的耳朵,你知道,你跟他说话,说:“来吧,伙计,过来吧,伙计。”它走过来,“嗯啊,嗯啊。神迹的日子过去了;我们在神学院就是这么学的,嗯啊。根本没有圣灵的洗这回事,嗯啊,”根本没有任何情感。它不知道自己的爸爸是谁。它不知道自己的妈妈是谁,它无法继续再往前走。
44

但我喜欢的是一匹杂交的好马……哦,是一匹注册过的好马,有血统证明的好马。哦,弟兄,纯种的。那才是我喜欢的信仰样式。我喜欢真正纯种的五旬节宗教。他们能告诉你说他们是从哪里来的。他们知道他们的父母是谁。你不会看到她们剪头发,衣服紧得像根包着皮的灌肠,整个人好像被塞进去一样。呐,你们抽烟,跟三、四个女人结婚,跑出去喝酒,胡闹,却还称自己是基督徒。他们不会那样做的。那是杂交的五旬节所形成的宗派。但真正的五旬节会站在前沿,为神而站立。是的。

45

杂交,在这里有太多的杂交了,美国有太多杂交的东西,以至于人们都开始杂交了。你知道,你必须要回到原本。呐,我要让你们看看,科学宣称我们人是由动物的生命变来的,但杂交只能让它们退化。如果任何有气息的东西……《创世纪》1:26说,我相信那里说:“一切……让各样的种子各从其类。”各样的种子各从其类,你把那种子杂交,它就再也无法把自己繁殖回去了。不,先生,就完了……那就表明了,我们根本不是从猴子等等进化而来的,变得越来越进步。不,先生,我们不是的。我们是完全照着神的样式造的。我们是神的儿女。

是的,那人和他的妻子是一。那个人,当他最初被造出来时,在他的灵里,就有男性也有女性。两个都是他,男性和女性都单单在他里面。但当神把自己分开,他从未去……女人不是在原本的受造物之中。她是男人的附产品。神从男人的身体中取出了那个身体,并从他的灵里取了女性的部分,然后放进了她里面,她就成了女性,而他成了男性。
当你看到今天美国的女人,想要举止像一个男人,那她一定是在什么地方堕落了。当你看到一个男人娘娘腔,害怕,说:“我就是不想告诉你,你们都会去哪里。”你还是个传道人?“我不想要……”哦。神想要男人(是的),如果你是个女人,他就想要你做个女人。如果你是个男人,就要做个男人。不要……
46

呐,听着,那是杂交。全乱套了,伙计,这西海岸到处都是这种东西。你知道为什么吗?文明从东方向西方传播。所有的那些都伴随着。印第安人说,在白人带着他的女人、威士忌、罪恶进来之前,他们过着很好的生活。但白人来了,杀人犯,杀手,杀光了他们的野牛等等,然后,罪污染了,在西海岸这里堆积得比天还要高了。绝对没错。你再往前走,你就又回到了东方。

这里是传道人的坟场。看看保罗•雷德和其他的人,都死在了这里。艾米•麦克弗森,以及所有的人。我这里有一个弟兄,他是个很好的传道人。但他来到这里后,就倒下了。他在那里陷入了狂热,什么血啊,油啊,还有各种根本都不在圣经里的东西。求神怜悯。说到现代的所多玛,去年变态和性丑闻增长了百分之三十。我收到一些住在海岸这里的母亲们写的信,说她们的儿子带着男孩子住在家里。这些可怜的妈妈为自己的孩子哭泣。哦,那真是一种羞耻。必须有人去呐喊:“悔改,要么就灭亡!”是的。回到神面前。可怜!求神怜悯。
呐,我不是在为世界其它的地方开脱。整个世界都是这样。但你们却是在这里打滚,到处都是这种东西。正如我所说的,“我们过去必须要去到巴黎,但好莱坞引领着今日的潮流。”我们的女人变得如此糟糕,以至于他们必须要把时髦送到巴黎,让他们大开眼界。我的天啊,就是那样的。那也被带进了我们的五旬节教会。求神怜悯,这真是一件羞耻的事。悔改,要么就灭亡。是的。从那种事情中脱离出来。
47

跟世界攀比,有一次,一个王就想要这样……当时在以色列人中间,他们想要一个王,因为他们其他人……那位老先知走到他们面前,说:“我奉主的名告诉你们的事,有什么是没有成就的吗?我曾向你们收取过钱财吗?如果你们想要一个王,想要像其他的国家一样,你们就是在拒绝神作你们的王。”当你用教条代替了圣经,那你们就是接受了教会做你们的拯救。基督才是你们的拯救。圣灵引领并指引着教会。神从未赐下主教等等,来引领教会或宗派。他赐下圣灵来管理教会。那才是神的思想,他是神,他肯定知道的。

48

呐,我们在那里发现,他追上了他背道的弟兄,并把罗得带了回来,之后在第14章里,发生了什么事?他一把罗得带回来,罗得本该知道不能再回到那个泥坑里了,但他又回去了,“正如猪在泥里打滚,狗去吃它所吐的,”这是圣经说的。完全是那样的。如果那会使他恶心,第一次把东西吐出来,那也会再次使他恶心的。瞧?正如猪回去打滚,狗去吃它所吐的,又回去了。那是完全正确的。

四十年前,五旬节被带了出来,形成了一个圣洁的教会,一个神的力量的泉源,你看到你的信条起初对你所做的,然而你又跑回去陷了进去。让圣灵来掌管。让他来管理教会。让他进来。
49

不久前,在一次基督徒商人会的早餐会上或是晚餐会上,我为此被臭骂了一顿。有一天晚上,在罗伯茨弟兄讲道之后,我在第二个晚上讲。当我讲道时,我讲了这个。我讲到了那些事情,大利拉和参孙。有一个弟兄站了起来,说:“哦,伯兰罕弟兄,我们的牧师说他们知道这个,但他们不能对此说什么。如果他们那样说,教会就会把他们赶出去的。”

我说:“那就赶出去。我宁愿向五个被圣灵充满的基督徒讲道,也好过向一个满了背道之人的国家传讲。要说出真理。”
50

那就好像是到了春天,母鸟们出去到外面下了蛋,做了一个窝,并在上面菢窝。她会……这是她生小鸟的方法。哦,如果那只老母鸟,尽管她下了满满一窝蛋,如果她没有跟配偶交配过,蛋就孵不出来,因为他们没有受孕。血脉是来自男性的。我们都知道这点,血红素,血是从男人来的,一定是那样的,因为女人产生了卵子。她是个孵化器,但她跟婴孩的血没有任何关系。那就是为什么一直都要取爸爸的名字的原因。

神是这么定规的。耶稣是……有人说:“但耶稣是个犹太人。”他不是。“我们是靠着犹太人的血得救的。”我们不是。他既不是犹太人,也不是外邦人;他是神。神是他的父。神创造了那个血细胞,那跟男人一点关系都没有,无论是犹太人还是希腊人。我们是靠着以马内利的血得救的。“流自以马内利的肋旁,罪人只有投身此泉,立去全身罪迹。”那没有一点杂交,那是真正真实无玷污的血,是神自己的创造,里面没有任何性的成分。
51

那只母鸟,她可以蹲在那个窝里,她能下蛋,就像我们能有教会一样。就像我说的,一个杂交的宗教。“我们有一个比过去更漂亮的教会。哦,真是漂亮。”我很欣赏那个。但弟兄,当你看到在我们宗派中的女人和男人堕落到了那种冷冰冰、形式化的行为,女人涂脂抹粉……哦,过去五旬节派的女人往脸上涂指甲油是错的……她们往脸上涂的那种东西叫什么来着?唉,甭管是什么了。过去是……就是口红。过去他们那样做都是错误的。但我注意到他们现在都这么做了。怎么回事?是的。

听着,在圣经中只有一个女人曾化过妆,那就是耶洗别。因着她那样做,神就把她喂了狗。呐,当你看到一个妇人脸上涂满了东西,就可以说:“你好,狗粮小姐?”这绝对是圣经说的。神把她喂了狗,神使她成了狗粮。绝对是的。我们所需要的是一次五旬节的搅动复兴,从讲台一直洁净到教会的地板,大扫除!我们需要基督,弟兄姐妹;我们需要。
52

那只母鸟坐在那些蛋上,最后虚弱得都飞不出鸟巢了。是的。她可以虔诚地翻动那些蛋,说:“哦,它们是我的。”遮盖住它们,盖着它们。你说:“哦,我可以去吃,但我必须要加入这个妇女协会。我必须要有这个那个。”瞧,最后她虚弱得都不能飞了,但那些蛋永远无法孵化出来;它们是死的。它们都会躺在那里烂掉。

那也是我们很多五旬节派的孙儿女的问题所在。神没有孙儿女,我告诉过你们。神没有孙儿女。他只有儿女,儿子和女儿。但我们五旬节派的人把我们的孩子们带进来,把他们放在教会的花名册上,他们长大之后,只是因为我们是五旬节派的,所以他们也成了五旬节派的。那是孙儿女。神没有孙儿女,只有儿子和女儿。
53

那只母鸟随她怎么翻动那只蛋,都无法孵化出来的;蛋只会躺在那里烂掉。那也是最开始,在我们现今教会中的问题所在。他们都分裂成了组织和不同的宗派。我们因着介绍信,借着握手就接他们进来,只是因为他们在教会中奉献了很多钱财,并帮助建造高大华美的建筑等等。但他们对神的认识还不如霍顿督人对埃及夜晚的认识多。他们不相信神的医治。他们弃绝了圣灵。他们与你争吵,因为你对人们叫喊,试图要改正他们。他们是死的烂掉的蛋。最该做的事就是清理整个窝,重新开始。让某个人跟基督联系上,他就会活出……完全正确。把教会,那个窝清理干净,消毒并好好地熏蒸,重新开始。是的。让人们跪在祭坛那里,直到他们真正经历了。

54

昨天晚上我做了祭坛呼召,只有三四个人跑到了祭坛上,我几乎要求这个教会的人上来,跟他们一起祷告。然而你们……你们不要对浸信会的人大呼小叫。我可以去到肯塔基州,做一个祭坛呼召,一些正在那里咬着帽子边的小伙子就会悔改,开始奔向祭坛,马上从某处就会上来十五个老妈妈围着他。呐,他不会只是下到祭坛上来,说:“我接受基督作我的救主。”他们会拍打着彼此的后背,直到他们经历了。当他们出来时他们就拥有了一些东西。我们所需要的就是回去并学习浸信会的人所得到的。我们需要另一个像约翰一样的传道人,他把他的斧子放在树根上砍伐,他把树枝砍下来并丢进了火炉里。阿门。是的。

55

亚伯拉罕去把他的弟兄带回来之后(他带回了他的弟兄),然而罗得又转过身去,一头扎进了同样的事情中,吃同样的东西。在那之后,神说:“亚伯拉罕……”

他说:“主啊,你要为我做什么呢?我要……我没有孩子。呐,我们没有任何子女。唯一继承我产业的就是这个大马士革人以利以谢。”
神说:“他不能继承你的产业。我应许你,你要从撒拉得一个孩子,那事情就必定会这么成就。”神说出了他的道,那就永远不会改变,一定会永远保持那样。神那样做了。如果我们是亚伯拉罕的子孙,我们也会那样去相信的。神怎么说的,就怎么是了。不需要再加添。
56

呐,你说:“主啊,我如何能知道呢?”哦,这个太美了,现在请不要错过这个。你回家后,去读一读。对礼物的确认,就是神将要赐给他的。注意看神在第15章中做了什么。亚伯拉罕,神呼召他出来,说:“去为我取一头三年的小母牛,为我取一只三年的母山羊,一只三年的绵羊,把它们拿来。”亚伯拉罕把它们砍成块子,摆在那里。说:“为我取一只斑鸠和一只雏鸽。”

但他没有……你注意到他没有把鸽子或斑鸠劈开吗?他从未把它们分开过。他把牲畜砍了,献为祭物。但他没有对鸟那样做,砍开它们。为什么?在神的医治上,神从未改变过他的约,因为那是神的医治,斑鸠或雏鸽。它们的头被揪掉了,把血滴在同伴身上,然后同伴被释放,它就会拍着翅膀到处飞翔,血液四溅,喊着:“圣哉,圣哉,圣哉归于主。”那是大麻风的洁净,他们就是那样洁净的。你瞧……那正是我们的配偶基督被杀害的预表,他的血溅到我们身上,我们在这地上奔走相告,呼唤:“圣哉,圣哉,圣哉。”那个死掉的配偶,基督,他代替我们死了。
57

呐,他没有把鸟劈成两半,但他把牲畜劈开了。呐,这是一幅美丽的图画。会众们,我不想你们现在错过这个。我不想把那个撕了,我要把这个撕开。好的。

呐,在古老的国家,回到东方……呐,我们有不同的方式来立约。我们美国人怎么做的?我们出去,说,我们要吃顿饭。我想要像谈生意一样跟这里的博德斯弟兄谈话,他是我们大会的经理人之一。我说:“博德斯先生,我想要跟你谈一些事情。”我们会怎么做?我们会出去,吃个三明治,喝杯咖啡,等等,坐在那里交谈一会。然后我们站起来,我们谈论了我们将要做的事,我说:“你愿意那么做吗?”
“是的。”我们会握手。那就是一个约了。我们彼此承诺并为此而握手。那就是我们立约的方式。如果我告诉这里的弟兄:“弟兄,我要下来为你举办一场复兴会。”
他说:“哦……”
我们可能会坐在桌边交谈,随后,我们站起来,我会说:“同意吗?”
“我同意。”我们彼此握手。“就这样吧。”那是一个协议;我们都同意。
呐,你知道在日本他们是怎么做的吗?他们彼此交谈,他们从壶里抓起一小把盐,彼此扔在对方身上。因为盐能保存,添加味道。当他们彼此立约时,就彼此撒盐。
58

但在亚伯拉罕的时候,当他们彼此立约时,他们做的不同。呐,当他们在东方彼此立约时,在那个时候……呐,注意亚伯拉罕的方式……神跟他确定了那约,注意看神是怎样做的。亚伯拉罕把绵羊等等的祭物都砍成两半,摆在那里。呐,然后注意,亚伯拉罕看守着,不让鸟靠近,保持祭物的洁净。

哦,弟兄,把祭物上的秃鹫赶走。那也正是我现在竭力所做的。把属世的好莱坞秃鹫赶离五旬节的教会。瞧?是的,先生。把那些东西赶离我们的女人,赶离我们的弟兄。你们说的那些荒唐的玩笑等等的东西,任凭他们拥有吧,那是他们的王国。我们不是属这世界的。我们的王国不是这个世界。我们是作为一个美国人生活在这里,但我们的魂是从上头来的。耶稣说:“信靠我的,就有永生。”永生这个词是从“佐伊”这个词来的,佐伊就是神自己的生命。我们是他生命的一部分。
59

从起初,他就是以利,以拉,以罗欣,是完全自有永有的那位。在他里面,有属性要成为一个父亲,成为一个救主,成为医治者。这些东西只是显明了他的属性(瞧?),就是那样。就是那个使我们……首先他创造了……他一开始还不是神,因为神是个受敬拜的对象;所以他就创造了天使,使他可以成为神。然后他为了自己的圣洁,让人有自由意志,当他那样做时,人就堕落了。那样,他就成了一位救主。瞧,那只是显明了他的属性。没有任何偏差,都在……不要以为魔鬼会蒙蔽神;他才是老板,他什么都知道。是的。他知道是怎么回事。

你说:“哦,那你为什么还传道呢?”神告诉我们说,去撒网,把它们都拉到岸上。他知道哪个是鱼,哪个是小龙虾,什么是蛇和乌龟,甲鱼。他全都知道。但他们一开始就是这样。是的。我们的工作就是撒网并拉上来,说:“主啊,都在这里了。都在这里,主啊。”
接着你知道,水蜘蛛小姐在那里坐了一会,说:“哈,我不相信那个。我的牧师不信。”噗啦,噗啦,又回到泥里去了。是的。弟兄,那个家伙,如果它从一开始出来的时候就是鱼,那他在路的尽头也还是鱼,是的,先生。在创世之前,他的名字就被写在了羔羊生命册上。他说:“我的羊听我的声音;它们不跟着生人。”它们会听神的道。“我所爱的,我就责备管教;你们要发热心,悔改并回来。”那就是这个时代,那就是我们现在所得到的信息。“回来。”[磁带有空白—编者注。]
我们的灵去到那些圣洁、单纯的地方。我们的心应当放在……我们热爱的应该是神所在的,上面的事情。我们是神的儿女。呐,我们要在这里多注意一下。
60

呐,亚伯拉罕赶走祭物上的所有秃鹫,直到太阳下山……那也是我们现在必须做的。赶走秃鹫,直到晨光出现;我只能这么说了。是的,先生。呐,注意发生了什么。他一这么做,亚伯拉罕就陷入到了沉睡之中。瞧?睡觉的意思就是死。当他张开眼睛时,就看到在那里有一个烧着的火炉。那也是每一个罪人要去的地方,我们都应当去到那里。一个烧着的火炉出现了;那是地狱,在那里的每一个男人和女人都生在罪里,在罪恶里成型,来到这世上就说谎,那绝对是我们当去的地方。[诗51:5]

61

但注意,在那之后,出现了一道白光。这道白光去到了那些祭物之间。神在做什么?他在与亚伯拉罕立约。哦,弟兄,不是藉着行为而是藉着恩典,没有任何事是你能做的。他在那里向以色列人显明了,他拯救他们是藉着恩典,而不是行为。给亚伯拉罕的约不是,“亚伯拉罕,如果你做某某事,我就这样做。”他说:“我已经做了。”

神给人们的方式是靠恩典而活,不是藉着律法。我们变得如此律法主义,以至于,“哦,我抽烟是错的。我瞒着妻子去鬼混是错误的。”是爱,弟兄。不是因为……如果你爱你的神,你就不会做任何恶事了,因为你太爱他了。不是因为我不应该那样做,我不应该这样做:而是因为你太爱他了,你不想要那样做。“礼拜的人良心既被洁净,就不再有犯罪的意识或者说渴望了。”[约一3:9;来10:2]当他一旦在耶稣基督的宝血里被洗净了,他就不会再有犯罪的渴望了;那些事情就脱离他了。他不需要……有些人说:“那么做不会让的良心受责备。”哦,有些人没有良心就像蛇没有屁股一样。所以我们知道根本没有像那样的东西。而且本来就不是良心,而是你的灵,神的圣灵。就是那样。你的爱在他身上,你爱他。
62

呐,注意,那时候,在古时他们是怎么写一个约的?他们杀一只祭物。呐,那光就是神。那表明了他应当去到什么地方,在他死后,他应当去到地狱,但在那里那道微小的白光,去到了那些祭物中间。呐,在旧约中……

瞧,过来,博德斯弟兄。呐,我们要立一个约,博德斯弟兄和我,好像旧约一样。呐,首先我们要做的,我们坐在这里,我写下来,我会做某某事,某某事。那是我的协议。然后我们杀死祭物。我们把祭物分开,站在祭物中间,你和我。我们彼此立约,当我们那样做时,我们撕掉这个。呐,在某个特定的时间,我们必须要回去。你持有那部分,我持有这部分。呐,就是这样。呐,没有别的能跟这个匹配的。不能(瞧?),因为这是一张纸,而字母被这样撕开了,这些小的毛边等等。必须要完全完美地合在一起。
63

神说:“亚伯拉罕,藉着这个,你就知道我的约是什么了。”亚伯拉罕是属灵的,他知道。为什么?那正是神所行的。他用他立约的后裔,就是那个藉信心而来的真正被应许的后裔,从以撒出来了基督。基督就是神的约。神怎么做的,神把他带到了各各他,就好像之后一段时间,亚伯拉罕对他自己的儿子所做的,是几年之后,在以撒出生之后。他怎么做的?他把基督带到了各各他,把他撕开。阿门!撕开了他。在复活节的早上,神使他的身体复活,让他坐在了他宝座的右边。但在他里面的圣灵,他又差回给了教会。所以教会,当这个约带着完全的能力临到时,当这个约被神确认了,教会,进入这个身体里成为他新妇的人,我们就会得到在基督身上同样的圣灵,会行同样的事,有同样的事工,有同样的能力,会一起出现,字字句句都是一样的,确认这约。

64

呐,看看今天;看看我们今天所明白的并找找看。关于金字塔,我是怎么说的?石头必须要被打磨得非常完美,才能放上去,不断地切割等等,直到压顶石能完全匹配地被安放上去。瞧?那块被弃绝的压顶石必须要回来。那个约,那在基督里的生命,就是圣灵,也在教会里。耶稣说:“过不多久,世人不再看见我;你们却要看见我,因为我(我是个人称代词),我要与你们同在,甚至在你们里面,直到世界的末了。我所做的事,你们也要做。”咻!你们还看不到吗?一个被神确认,拥有这约的教会,乃是一个拥有圣灵的教会。那是……“我们在基督里死了的人,就成了亚伯拉罕的后裔,是照着应许跟他一同承受产业的了。”如果你还未领受圣灵,你就永远不能进入到神的约中。

65

不久前,我的一位浸信会弟兄来找我,说到某一位弟兄在“医治之声”上写了一篇文章,说两个羽毛松软的天使降下来。他就仆倒在地,他就被带到了父神面前。他说:“比利,这是怎么回事?”

我说:“呐,等一下。我从未写过那篇文章。我跟这事一点关系都没有。”
他说:“啊,瞧,你偏离了古老圣经的根基。”
我说:“不,先生。我仍然持守着它。”
他说:“比利,难道你想告诉我,你认为那些五旬节派的人跟我们浸信会的人有什么不同吗?”
我说:“不,他们只是拥有的比你们更多一点。瞧?就是那样;他们只是拥有的多一点。”
66

不久前,我在……海格勒博士,他也许今晚就坐在这里。伯大尼神学院的校长,一所路德派神学院。他给我写了一封信,真是把我大批了一顿。他说:“我开车五十英里,穿越了让人看不见路的暴风雪,来听一位神的仆人讲道,结果发现他只是一个外表光鲜的占卜家。”他说……哦,他几乎要把我撕成碎片了,他说:“像你这种人也能对众人讲道?我一辈子也没听过这么烂的神学思想。”

他说:“你说撒但不能医治。呐,在我们社区有一个女人,她是一个交鬼的。她身上穿着一个大围裙;她让人们去投钱在那里,然后她就会扯下她的几根头发,然后切开他们的静脉,她会把头发和血放在一起,然后走到在她身后的小溪边,把它扔到背后。她开始走向人们,如果她被迫要往四周看,那病就会回到那些人身上。如果不,病就被赶走了。”他说:“我们看到,大约百分之二十的人都得了医治;而你却站在讲台上说,撒但不能医治。”
哦,他甚至都不称呼我为弟兄。他说:“你还没出生我就在讲道了。”完全是……哦,他真的是把我抹得一团黑。我想:“哦,好的,这没关系。我很欣赏这点。”
67

所以我想:“既然他给我写了二十二页纸,那我至少也该用一页来回应他,表明我的友好。”所以我给自己找了一个本子,坐下来,我说:“在基督里的亲爱弟兄,向你致以基督徒的问候。”如果一个人传道那么长时间,如果他是传讲福音,那即便他错了,他也配得尊重。我说:“首先我想说,我原谅你所说的。呐,耶稣说,人们去到他面前,看到他行同样的事,就是你所看到的,他出去,辨别了那些人的心思,并告诉了他们过去怎样,将来会怎样,他们却称他是别西卜,一个算命的,魔鬼。耶稣说:’我赦免你们这么说,但有一天圣灵要来,你若说一个字干犯他的,今生来世将永不得赦免。’”我说:“如果这是对的话,那你五十年的传道会去到哪里呢?瞧?这对你有什么益处呢?你将失丧,并永远不会得救。但我想你是因着无知才那样说的。”所以只是稍微掐他一下,好让他知道我们不是在黑暗里。

68

后来,他说……我说:“但问题是,我所查考出来的,我的弟兄,我想要说的,是关于你说撒但能医治。”我说:“耶稣说过:’撒但若能赶除撒但,他的国就站立不住。’是的。是的。耶稣说撒但不能医治。现在你说他能,而耶稣说他不能。那谁是对的?耶稣说:’人的话都是虚谎的,只有我的话是真实的。’”我说:“因此,那耶稣就是对的,我接受他的话,我的弟兄。”我说:“然而,当然我能看到那医治是来自哪里的。”我说:“今天在这地上,我们有一些人,被称为神医,到处去说:’荣耀,在我手中有医治,嘘,感觉到了吗?’”不,你没有,你感觉到那手,那不是医治。耶稣从未说过:“你感觉到了吗?”他说:“你相信吗?”是的。不是“你感觉到了。”所有的那些感觉,等等,弟兄,那都是搞出来的虚构的东西。那不是神的道。“信靠我的人……”这个才是,是对已经完成了的工作的信心。基督受死,在各各他就医治了你。他在那里就救赎了你。你必须要像我们其他人一样凭着信心来接受。是的。你要相信。

你不需要呆在那里,整夜敲打,哭泣;你可以哭喊到头发都白了,躺在祭坛上死掉了,但除非你接受神所赐予你的那个血的祭物,否则你就失丧了。我不在乎你感觉怎样。我不是靠着我感觉怎么样,很多时候我感觉自己远远不够,但圣经说我已经满足了神的要求。
69

耶稣靠这道打败了魔鬼。撒但说:“你若是神的儿子,就吩咐这石头变成食物。”

耶稣说:“经上记着说:’人活着,不能单靠食物。’”他用神的道打败了撒但,那也是我们打败他的方式,就是藉着神的道,主如此说。是的。你说那是一个算命的,为什么神说,“在你们中间若有属灵的,或是先知,当他说话时,若他所说的成就了,那就要听他,因为我与他同在。”所有这些经文是怎样指向最后的这个时代的!
瞧,他们就是不明白。瞧,他无法明白。这是一个藉着神的道而来的启示。他们来……当耶稣来到时,他们不相信他。今天当这个进入或存在于教会中时,他们也不相信。他们不相信是因为这与他们的神学思想不符。但这与神的道相符。神用神迹奇事伴随着,来印证他的道,那就是印证,如果他说了,那事情就必会成就。如果我们传讲圣灵的洗,而有人得到了,那就证明了这是对的。
70

呐,注意,海格勒博士,当我跟他说话时,我说……我写了这封信。我说:“是的,我曾去过非洲,见过他们藉着一个泥巴偶像而得了医治。”我说:“我曾去过法国的阿尔萨斯的洛林,看到那些人去到那个妇人面前,某个死去的妇人,并看到他们得了医治。为什么?因为他们相信他们是在藉着那个偶像就近神。瞧?神把神的医治立在你信心的根基上。”那就是他不分开那些斑鸠等等东西的原因。瞧?“这是基于你的信心的,如果你相信的话。那些人相信他们是在就近神。这些美国人相信他们是在藉着一位神的医治者在就近神。非洲人认为他们在藉着他的巫医而就近神。在你家后面的那个巫婆,那些人认为他们是在就近神。神承认了他们的信心。就是那样。”但我说:“在审判的日子,他们要为那样做而做出交代。”我说:“但让我震惊的是,一个路德派的校长,竟然把他的神学思想奠基在一个经历,而不是在神的道上。”我想我要让他知道我们不是傻子。瞧?他把他的教导奠基在一个妇人做这样那样事的经历上,而不是在神所说的话上。神说,撒但不能医治,对我来说,问题就解决了。是的。

71

你知道怎么样吗?他把我叫了出去。他说:“伯兰罕弟兄……”呐,我们去到外面,我们有差不多这里这么多的人,去吃晚餐,所有的学生都在其内。他说:“呐,伯兰罕弟兄,我想要问你一件事。我所说的那些话,不是有意的。”他说:“我们渴慕神,寻求神。”

我说:“那很好;那太好了,博士。”
他说:“这是我们想要的……”如果关于这事你们都想要写信给他的话,只要写给海格勒博士,我想要记起……是明尼苏达州的明尼阿波利斯市的伯大尼神学院。你尽管写信去问他吧。他说:“哦,我们在这里渴慕神。我们想要神。”他说:“我们读过关于五旬节派,”他说:“你认为他们怎样呢?呐,你是个浸信会的。”
我说:“是的,先生,我过去是。我现在是五旬节浸信会的。”他说……我说:“我是个拥有五旬节经历的浸信会信徒。瞧,”我说:“博士,五旬节不是个组织。你无法把五旬节变成组织,它是一个经历,是给卫理公会,浸信会,天主教,是给每个人的。那是一个经历。不是去……神召会不是唯一拥有圣灵的组织。一神论也不是唯一拥有圣灵的,还有四方派;而是给凡愿意的,都可以来。是的。”他喜欢那个。我说:“就是这样的。”
72

他说:“哦,我想要问你一件事。我看到他们踢凳子,把窗户上的灯都打掉了,摔倒在地板上。”

我说:“是的,先生。”
他说:“那是什么?”
我说:“圣灵。”
他说:“圣灵?”
我说:“是的,他们把蒸汽都从汽笛中喷出去了,而不是把蒸汽聚在一起,使轮子转动。瞧,他们只是不知道怎么……瞧,如果你让他们能停在一个地方,并把一些蒸汽的能量放到阀门里,来驱动机车,有神迹奇事,在魂中有熊熊的烈火,向前去,那这就能做出一些事来了。”瞧?我说:“但他们都从汽笛中吹出去了,就是那样。”我说:“无论怎样,他们表明了他们拥有蒸汽,那就够不错的了。”
73

他说:“呐,你认为我们路德派的有什么呢?”我想,“哦,主啊,这下你可得帮我了。”主就赐给了我一些东西。因为他们种植了大约几千英亩玉米地等等。那些学生们,如果他们缴不起学费,那他们就可以用在田里劳动来抵学费。他们在那里种了那些大的玉米,我说:“海格勒博士,有一天早上,有一个人翻耕了土地,种了一大片很好的玉米。他把玉米种在了那里,每天早上,他都会去看看玉米。最后,有一天早上,他去看到了两片小叶子。”任何种过玉米的人都知道,玉米就是那样长出来的。“那个人说:’赞美神给了我玉米。’”我说:“呐,他拥有了玉米了吗?”

他说:“没有。”
我说:“但潜在地说,他得到了。瞧?他潜在地得到了。”我说:“那就是在最初改革时候的路德派。”我说:“最后,那继续生长,直到一个花穗长了出来。那就是卫理公会。卫理公会的人回头看着你们路德派的,说:’你们都还没有得到什么。我们相信成圣;你们都还在相信因信称义。瞧,你们甚至都还没有进去呢。”
74

“但等一下,首先你知道的是,那个花穗只是花粉,它还是必须要依靠叶子。所以,花粉掉进叶子里,就长出了一个五旬节教会。”我说:“那是最原本的籽粒,就像掉在地里的一样。那个籽粒长了出来。”我说:“在玉米棒上有很多真菌,但也有一些籽粒。”我说:“是的。我们在玉米棒上有很多真菌;我承认那个。然而那却是落到地里的原本的种子。然后,你知道穗子怎么说的吗?说:’你们路德派,你们卫理公会,你们根本就不在里面。’”但我说:“毕竟,那在叶子里同样的生命长出了花穗,然后叶片和花穗又长出了玉米棒。”我说:“五旬节派教会只是更高级的路德派教会(阿门),是同样的生命,但里面有更多的东西。那就是今晚的问题所在,弟兄。不要试图再回到根部去,而是要成为更高级的生命;向上长。那就是我对我浸信会的弟兄所说的。

75

他说:“伯兰罕弟兄,亚伯拉罕信主,这就被算为他的义。”

我说:“那是完全正确的。”
他说:“伯兰罕弟兄,我想要问你个问题。”这个人是博士,而我是个文盲。他说:“我想要问你个问题。”他说:“一个人除了相信,还能做什么呢;他只能做这个了。”
我说:“是的。”
他说:“那么,如果我们相信神,当我们相信时,我们就领受了圣灵。”
我说:“不,那不符合保罗的教导。”我说:“保罗在《加拉太书》1:8说,’即使是天使教导你们别的东西,也要被咒诅。’保罗在《使徒行传》19章,说:’你们信了以后,受了圣灵没有?’不是当你相信的时候,而是从你信了之后。我们看到:’我们不知道还有圣灵。’他说:’那你们是怎么受洗的呢?’说:’受的约翰的洗。’说:’约翰行的是悔改的洗,他说你们要信那位在他以后来的,那不是赦罪的洗。’当他们听了这话,就奉耶稣基督的名重新受洗,保罗按手在他们身上,圣灵就临到了他们,他们就说方言,又说预言。”
他说:“哦,那是什么?”
我说:“瞧,如果你说你对神有信心,而他从未……瞧,亚伯拉罕信神,神就赐给了他割礼作为一个记号,或说是确认神已经悦纳了他的信心。”然后我说:“如果他还从未赐给你圣灵的洗,那他就还未赐给你那个确认(阿门),确认你就是亚伯拉罕的后裔。”
76

我们是怎样被封印进入到神的国度中的?《以弗所书》4:30说,“不要叫神的圣灵担忧,你们原是受了他的印记,直到得赎的日子来到。”阿门。你身后所有的桥都被烧毁了。“不要叫神的圣灵担忧,你们原是受了印记(你们是亚伯拉罕的后裔了),直到你得赎的日子。”哦,我何等喜欢这个,神赐下一个迹象,确认神已经接受了他的信心。

在关于他会怎样让这个信心的种子继续下去,神是怎么说的?他把基督撕开,把他的身体带上去,作为一个血祭设立在那里,他坐在神的右边,为我所承认的代求:他是个大祭司,能被我们软弱的感觉所触摸,是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都是一样的。在他身上的神的灵回到了教会中,行他所行的同样的事,继续同样的事,为了某一天要降下来的压顶石而打磨教会。哈利路亚。
77

哦,我觉得兴奋了。反正你们也要叫我圣滚轮,那你干脆现在就开始叫吧。在那上面的就是这个。当我看到完全的那一位坐在那里,他是统治者,管理者,掌管一切的神,是那建筑的最顶端,被安放在那座金字塔上,那个伟大的能力,伟大的神,他从天而降,坐在那里,在安放在那里的石头中间运行。当时,路德只有那么多的信心,卫斯理只有那么多,五旬节只有那么多,但是神把这些石头连接在一起,使石头吻合在一起。哈利路亚。我看到这个:神藉着神的圣灵确认,并运行在教会中,行出同样的事,活出耶稣所活的生命。

78

如果是一棵桃树,就会结出桃子。如果是一棵苹果树,就会长出苹果。我不在乎外面看起来怎样;能表明内在生命的,就是所长出来的果子。你取一根葡萄藤,你把南瓜的生命注入到里面,就会长出南瓜。你再更换回去,取一根南瓜藤,把葡萄的生命注入到里面,就会长出葡萄。无论在里面的生命是什么,我不在乎有什么样的称呼,卫理公会,浸信会,长老会,五旬节派,无论是什么……把南瓜的生命注入到一根葡萄藤里面,就会长出南瓜。如果这是一个五旬节派教会,你把南瓜的生命注入到里面,长出来的,你就会得到一个接种的生命。阿门。我看到你们这里的树,能长出九种不同的柑橘类水果,那天我在亚利桑那州看到过。那里有一棵橙子树,却长着柠檬和各种各样的柑橘类水果,西柚。就是那样的。

耶稣说:“我是葡萄树,你们是枝子。”是的。如果第一根枝子……呐,记住,葡萄树不结果子;是枝子结果子。呐,如果第一根枝子长出来,结出的是五旬节教会,随后就写出了一卷使徒行传,如果那根枝子再长出另外一个枝条,就还会是同样的五旬节教会,有同样的神迹奇事。
79

呐,但你说:“这些别的枝条又怎么样呢?”它们是被嫁接上去的。“卫理公会怎样?浸信会怎样?所谓的五旬节派怎样呢?”嫁接的枝条;不会长出那个果子来的。为什么他们长不出来呢?因为他们来到这里,安顿下来,说:“我们是某某某;我们不要跟你们有任何关系。”那不是基督的生命。他受死为要拯救他的仇敌,伸出手去,甚至为他们祷告。人们打他的脸,他却为他们祷告,愿他们得救。哦,是的。瞧?

但那是什么?那是……那棵被嫁接在橙子树上的柠檬会结出什么样的果子来?不会长出橙子来的,会长出柠檬。那也是教会的样子。会长出卫理公会;会长出浸信会,长出长老会。但如果那棵树自己发出一根枝条,就会结出橙子。是原本的,来自……但这些教会借着嫁接在基督上兴旺,存活,拥有祝福和生命。但真正的树本身是圣灵,会长出一个重生的男人来,一个重生的女人,有复活的大能活在他们中间。瞧?阿门。
80

神确认了那个,并向他表明了他会怎么做,他会怎样撕裂他自己的儿子;却在这里存留了亚伯拉罕的儿子(《创世纪》22:14)。我们发现他存留了亚伯拉罕的儿子,向他显明神要怎么做。他背着十字架……我们明天晚上再讲这个,他要去到各各他;不要错过这个。

呐,注意,现在我们还要在这里再做一个声明。我看到我只有大约三分钟了。呐,在第17章中,让我们来明白这个;这简直太美了。注意,有三次神提到了他对那约的确认。《创世纪》13:14,他把自己分别出来,顺服了,然后神告诉他,我要使你像海边的沙那样多。然后在《创世纪》15说,好像天上的众星。《创世纪》17:1,在那场伟大的复兴后,神向他显现,在那里,撒拉越过了界限。神可以杀了撒拉。哦,这是个奇妙的地方。当他怀疑……
当时撒拉怀疑神,神本来可以除掉她,但他做不到。为什么?撒拉是亚伯拉罕的一部分。这就是为什么,当我们做错事时,神本该击杀我们。我再也不能到这里来传讲一场复兴,其他的传道人也不能;你永远不能再有复兴了。你本该被永远剪除,但他做不到。如果他那样做,就是把自己的儿子剪除了。瞧?因为妻子是丈夫的一部分,他们不再是两个,而是一个了。所以他不能伤害撒拉,却不伤害亚伯拉罕。所以他必须要把撒拉算进去。那也是神对我们所做的方式。我们的罪,他本该很久以前就离弃我们了,但我们是在基督里。阿门。所以他赦免我们的罪。撒拉,她所有的错误……
81

之后,亚伯拉罕经历了那个大的考验,把这个儿子以实玛利,那绝对是……神告诉他要听从撒拉的。但他在那个大的考验之后,生出了这个儿子。后来,他遇到这孩子,是在《创世纪》第17章,你可以记下来,等你回到家后再读。我们没有时间来讲,但就一会。神以全能神的名字向他显现。“全能”是从希伯来词伊勒沙代而来的。沙代,“沙代”的意思是“一个妇人的乳房。”沙代是个复数,是两个。然后神向他显现,“我是乳养的神。”哦,对一个老人来说,那是何等的安慰。“主啊,我怎么能拥有这个婴孩呢?我已经一百岁了。”他已经是九十九岁了。所以他说:“我一个老人了,我的妻子也老了,你怎么还告诉我说我们要有孩子呢,她已经九十了……哦,是八十九,我已经是九十九了。怎么能……”

“但我是乳养的那位,”就是新旧约。“我为你们的过犯受害;因我受的鞭伤,你们得了医治。”哦,这是乳养的……那个乳房是给谁的?是给烦躁的孩子的。你找个生病的、烦躁的孩子,妈妈就会抱起来,靠在她的胸脯上。孩子会吮吸妈妈的力量,会吮吸直到恢复健康。
82

呐,如果我们都因着罪而瘫痪了,陷入到了好莱坞的时髦之中,为什么不来就近这位伊勒沙代呢?有多少人想要看到一个圣灵充满的真正教会,完全充满了神的大能呢?肯定的。哦,我们该怎么做呢?我们……伊勒沙代,乳养的那位。如果你们想要救恩,那就靠在他的胸脯上,从他的道中汲取你属灵的力量。这就是他的胸脯,新约和旧约。坐下来,“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同样的奶。这是一位母亲两个乳房里的奶,但都是完全一样的奶,只是两个不同的阶段。“他受伤……”如果你病了,为什么不紧紧抓牢他应许的胸怀呢。“我为你们的过犯受害;因我受的鞭伤,你们得了医治。”今晚,你们有什么需要吗?只要靠在他的胸怀上。

另一件事,你有注意到吗,他……伊勒的意思是“强壮的那位。”沙代,是丰盛的那位,生命的赐予者。那位全能的,强壮的。“亚伯拉罕,你已经一百岁了,年老体弱了。但我是你的力量。”那个……
83

小婴孩,当他吮吸时,不仅是……但那是一位满足者。瞧?婴孩在他母亲的胸脯上得到了满足。孩子可能会尖叫,他的肚子疼,踢腿,他的力量都耗尽了,但他像那样躺在妈妈的胸脯上,就会停止哭泣了。吮吸,继续,就会没事了。为什么?因为他满足了。

我可以从这本圣经中指给你看,他赦免我们一切的过犯(哦,神啊),医治我们一切的疾病,就让我紧紧抓住那应许,说:“父神啊,我很虚弱;我需要你。我知道你持守你的道。你是伊勒沙代。我相信你,主啊。求你用你的圣灵充满我。用你的宝血洗净我。哦,主啊,请把我带回来,试验我。让我依靠在那胸脯上。我是你的孩子;我是为你而生的,但我软弱了,而你是我力量的赐予者。你应许说你会那样做的,我要紧紧持守在这里,主啊,我要得到满足,愿你用你的圣灵来充满我,用你的宝血来洗净我,带走我的一切罪,医治我的身体,使我痊愈。”这是个何等的应许,他向亚伯拉罕确认了他的应许,“我是伊勒沙代。”
“哦,伯兰罕弟兄,我是个妓女。我是个酒鬼。我是个好喝酒的。我是个……”我不在乎你是什么。直接去到伊勒沙代那里。如果你的力量和所有的盼望都没了,戒酒协会放弃了你,医生放弃了你,一切在你身上都无济于事了,他是伊勒沙代,强壮的那位。请靠在他的胸脯上,尽管吮吸并得到满足吧。他会使事情成就的。你们不爱他吗?
我爱他,(我为什么不呢?)我爱他,
因为他先爱我,
为我付出救恩赎价,
在各各他。
当我们安静地歌唱时,让我们低头。
我爱他,(请真正地安静,敬畏)我爱他,(现在让圣灵对你说话。)
因为(是的。)他……(你知道他在邀请你吗?如果你很烦躁,不知道你站在哪里,你说:“我属于教会。”)
(你们还不知道自己属于什么宗派的人,为什么不现在来就近伊勒沙代呢?“我已经寻求圣灵很长时间了,伯兰罕弟兄。但今晚我要上来。”)
在……
84

你愿意举起手来,说:“伯兰罕弟兄,请为我祷告,我来了。”神祝福你,孩子,神祝福你,姐妹,神祝福你,先生。神祝福你,弟兄。

我爱他,我爱他,
因为……
呐,这不是个虚构的故事,这是真实的。圣灵就在这里。你是个罪人吗?今晚你想要神来拯救你吗?请你举起手来,说:“请为我祷告。”
为我付出……(神祝福你,弟兄。)救恩……(你不会举起手来,除非他……“若不是我的父先吸引人,就没有人能到我这里来。”)
在各各他。
让我们来哼唱。呐,当你们在哼唱时,我想要你们转过身去,跟你身边的人握手,说:“请为我祷告,弟兄,或姐妹,”请你们握手。对坐在你身边的人说:“请为我祷告。”现在要真正地安静。
因为他……(就是这样,甜美的,你们卫理公会,浸信会,你们所有的人都一起来。“请为我祷告,弟兄,请为我祷告。”)
为我付出救恩赎价,
在各各他。
85

[伯兰罕弟兄开始哼唱—编者注]呐,请祷告。你说你要为身边的人祷告,现在,请为他祷告。“主啊,愿我能遇见跟我握手的这个人,或这个女人,愿我能在荣耀中遇见他们,主啊。如果他们的魂不正确,主啊,求你更正。今晚他就坐在我旁边;她就坐在这里。姐妹正在为我祷告,或弟兄正在为我祷告。请帮助我,主啊,帮助我。”

为我付出救恩赎价,
在各各他。
86

呐,当你在祷告,求问神时,如果你生病了,为什么你不按手在你身边的某个人身上,并为他们祷告呢?让他们……你不……呐,你为他们祷告;他们也会为你祷告的。现在就请你们按手在彼此身上。呐,你承认你想要圣灵,你想要救恩。呐,如果你想要医治,请彼此按手在对方身上。耶稣说:“这些神迹要随着信的人;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如果你是个信徒,为什么不彼此按手在对方身上,说:“主啊,请医治坐在我身边的这个女人。请医治这个男人。他们在为我祷告,主啊。我想要他们为我祷告,所以我按手在他们身上。”愿神回应你们的祷告。是的。“你们彼此祷告。你们彼此认错,彼此祷告,愿你们能得医治。因为义人所发的祷告是大有功效的。”主啊,请医治他们。

牧师,请上来结束这个祷告。当你彼此祷告时,请继续祷告,我要请牧师来带领我们祷告。神祝福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