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0209 耶和华以勒

1

主啊……今晚我们能奉你儿子主耶稣这个能满足一切的名进到你的面前,这的确是一个荣幸。现在我们奉他的名来就近你恩典的宝座,因我们知道你应许过,如果我们奉他的名求什么,都必得着。今晚,我们祈求你来掌管我们,父啊,掌管我们的讲道,听道,以及我们的悟性。我们祈求你今晚赐福给每一个进到这门里面的人。父啊,请把我们跟你一起关在里面。

2

我们不仅仅为这里的人祈求,也为在全世界那些有需要的人,在事工场上的人祈求怜悯。我们想一下,今晚我们能坐在一个像这样可爱的大房子里,穿的很好,很温暖,是吃的也很好的人,我们为此而感恩;想到在事工场上的那些属神的人,脚上连双鞋都没有,每周只能吃一盘米饭,却仍然在讲福音。哦神啊,我为那些人而祷告。哦,神啊,求你帮助,我祈求你帮助他们,那些勇敢的人。我们该做什么?我们在圣经中读到,他们在旷野中徘徊,身上穿着绵羊皮和山羊皮,被人讥笑,被看作是世上不配有的人;到那日,我们的见证怎么能在他们面前站立得住呢?

3

父神啊,今晚我们祈求你来用你的道摇动我们,带给我们生命,使我们可以成为神殿中的合宜的活石。求你祝福这里的牧师,执事,理事,以及教会的所有成员并今晚聚集在一起的其他教会的成员和牧师。父神啊,我祈求因着你的同在,我们可以心中欢唱着歌而离开。我们奉你儿子,我们的救主耶稣基督的名求。阿们。大家请坐。

4

我为昨晚留你们到比较晚而道歉,但要举行一场医治聚会,有时候是需要花长一些的时间的。圣灵要在人们中间做工,然而我却必须要停下来……那看起来就像是你在举行一场聚会,却没有继续下去……跟我以前举行过的聚会比,这次是有点非同寻常,所以我就讲得时间长了点,好把这个主题讲解给人们,那样他们就能明白医治了。你们昨晚享受到了主的同在吗?他太奇妙了。他肯定是的。

呐,今晚……我刚刚在思想昨晚他的同在,他医治的同在。当然,你能……当那个恩膏降临时,你能感觉到从各处而来的批评,你知道,但我们期盼着那个。你瞧?必定会是那样的,无论在哪里,当神的儿子们聚集在一起时,撒但也会坐在那里。瞧?只要记住这个。我是从长期的经历中得知这个的。
有时候,当你到了一个地步,你可以打破声障,成为一个……他们告诉我,当一架飞机正在穿越那个声障时,几乎都快要把所有的螺栓都震掉了;但在穿越了那道声障之后,就没问题了。然后就可以轻松地飞翔了。如果我们能打破那些迷信等等东西的拦阻,那圣灵就会开始降临,好像恩膏一样,来祝福人们。但今天的很多人都被宠坏了,真是可怜,太可怜了。
5

有一次,我看到了一个异象,我在俄克拉荷马州的塔尔萨的一个大体育场里举行聚会。一个人,他是来自某处的一个传道人,在聚会上被叫了出来(我相信他是个浸信会的传道人),我开始说出关于他生命中的事。一个本地的发起人,牧师把这个人叫上去,问他说:“是那样的吗?你认识伯兰罕弟兄吗?”他不知道我在我的宾馆房间里,却知道这一切事。瞧?在主启示了我他所做的事之后,哦,然后,我看到,他们中的一个人下来说:“呐,伯兰罕弟兄,当他在恩膏下时,他是个主的仆人,但他的神学观点却是错的。”他说:“当那个恩膏离开了他时,哦,他的神学思想就没有益处了。”

一个能做出像那样的评论的人,根本就不知道先知这个词是什么意思。“先知”的意思是“神话语的属灵启示者。”瞧?那些迹象只是在印证那是真理。瞧,但那就是你们的样子。那些宗派把他们捆绑到了如此的一个地步;那是非常糟糕的。然后一个人在那里说像那样的话,神却走下来,去到我的宾馆房间里,告诉了我他所说的话。哦,那样你就明白了。
6

当然,你能看到,现在很多人都永远无法明白这场战争,直到我们去到了另外一边。然后就会启示出来……那是要付上的代价。跟那些人坐在桌子边,在公共场所跟他们在一起,看到那些事;有人拍着你的后背,说:“伯兰罕弟兄,我们真地欣赏你,”却不知道,就在那时,我就知道了那是一个谎言(瞧?),因为我能看着他,完全正确地说出那是怎么回事。瞧?那确实使事情变得很艰难。你们认为这些事情很容易,是张舒适的花床,但不是的,朋友们。那是场战争。哦!我宁愿不知道那个。我宁愿一点都不知道。我觉得到了一个地步,我根本都不想要看到那个,等等,那样我就能继续前行了,你知道。如果你知道那个人告诉你的一些东西是错的,而你知道他就站在那里,或是她,无论是谁,想要使事情听起来很真实,而你在这里却看到了一个异象,他们所说的完全是错误的。那时你就会明白,那真的是一件很艰难的事。

但我们每一个人都有一份工作要做。我们每一个人都有一份事工,奇特的事工,等等,但一切都是为了荣耀神,完美地一起运行。呐,愿主与我们同在,并帮助我们。
7

我在想……几天前,我说过,我想要从启示录里的四个骑马的人开始讲,因为几个周前,圣灵在我家乡的教会赐下了极大的祝福,在四个,哦,是最后的七个教会时代,以及那些教会时代的传道人或使者,神大大地祝福了我们。然后,我就开始想,我也许最好是回去一段时间,对教会定位一下,因为圣灵所行的某些事……我只能借着灵感讲道。我所知道的就是这个。只等候他来说,或者说是来赐给我,我就会说。我只知道那个。

今天早上,我在这所房间里告诉你们的牧师,很多时候我说的东西,让我去说出来,差不多就像杀了我一样。但有人说:“你那样做会伤害了你的事工的。”除了神说的,我还能说什么呢?如果没有人告诉他们,会发生什么事呢?怎样的一种……你看到……有太多疏漏的地方了。瞧?那就是教会现在所陷入的境地。有太多疏漏的地方了。必须要有人来呐喊,反对那些错误。你呐喊不是为要反对人们;而是把人们陷入到其中的那些错误,试图要模仿别的人,做这个,或像那样的事,而不是仰望神。瞧?
8

无论怎样……如果人们看的是我,把我当作一个榜样,那你们永远都不要那样做。在我的生命中有太多错误的地方了。你们要看真正的榜样,耶稣基督。他才是那榜样。不要去看彼此,而是要看他。瞧?他才是那位当仰望的。

呐,因此我就想,在我们去到真正尖锐、强壮的启示录教导之前,今晚我应当回过头去,要把教会在圣经中正确地安置下来。那是……启示录这卷书,希腊词“启示”的意思是“未开启的”,希腊词的真正意思是把遮盖从一个雕像上撤掉,把遮盖从一个雕像上撤掉,让人们看到所造出来的东西。这是耶稣基督在他教会中的启示。这很伟大,因为它表述了他在每一个教会中是怎样的。你可以在那些宝贵的时代中看到,都是完全完美的。在这个时代也是一样的(瞧?),那就是他的样子。
呐,让我们信靠他。让我们全心地信靠他。你瞧,问题是,它越过了我们……那样事情就结束了,我们就不知道是在哪里了。瞧,然后我们回头去看,当我们死去的时刻,我们回过头去想:“哦,如果我……”瞧,那时候就太晚了。就好像在每一个时代所发生的那样,圣经说在这个时代也会是那样的。
9

在圣经中,我见到最悲惨的一件事就是,圣经对这个时代的预言。这是所有教会时代中最恐怖的教会时代。每一个教会时代……看看启示录中的老底嘉,五旬节教会时代,基督从他自己的教会中被赶了出去,站在门外叩门,试图要再回到他自己的教会中。呐,那看起来好像是对一个罪人的呼召,但那是一个教会时代,老底嘉时代。他被组织等等东西赶到了门外。他们把他赶了出去,他们接受了世上的东西。他说:“我站在门外,叩门。”那是他自己的教会,没有别的时代那样做,只有这个时代。所以,你瞧,我们是站在哪里了。任何真实美好、属灵的头脑都能明白这点,能抓住,并跟随它(你瞧?),因为你看到那是在哪里了。

据我们所知,这个时代只有很少很少的人会被选上。很多人都在盼望人数的大增长,增多,等等。只要记住,把这个记在你的圣经里,你不会看到的。这是主如此说。瞧,你不会看到的。只是……现在教会时代要结束了。这就是时候了。她就快完了,神在推动他的教会。他预言那个老底嘉时代,太不冷不热了,要把它从口中吐出去。那完全是我们所生活的这个时代,一切事情都出现在了这个末后的时刻,等等。
我们看到教会处于这样的境况中:低沉,不冷不热,完全是这样,“哦,这看起来很好,非常好。也许我会在这个周末再回来。”瞧,就是那样。那就是教会的态度。现在到了神要从这里选一个,那里选一个的时候了,一个在田里,一个……等等,被选走。所以我们看到我们正处在这个时代,让我们把自己安置在神的道中。穿上神的道,神的圣灵在他的道中,让我们成为活石,被建造在神活着的圣殿中。
10

呐,今晚我想要从创世记第22章中找出一部分经文来读,是第14节:

亚伯拉罕给那地方起名叫耶和华以勒,直到今日人还说:“在耶和华的山上必有预备。”
呐,耶和华以勒的意思是,“主为自己预备了一个祭物。”呐,注意,我们回到创世记中,学习一会儿,大约四十到五十分钟;然后明天晚上我们再接下去讲;然后周六晚上再往上建造。如果你们愿意的话,我想要你们把经文标出来。我在几页纸上标出了一些,在我的纸上,如果我能用到的话,就是在……我们想要学习,在神的道里来举行一次圣经学习。
11

呐,当然,我们称呼的这位神有七个复合的救赎名字:耶和华以勒,主必提供一个祭物;耶和华拉法,主必医治;耶和华我们的旌旗;耶和华我们的盾牌,等等。他在他混合的救赎名字中显现。

那是……当主的天使那次在休斯顿那里显现时,浸信会传道人正在跟博斯沃思弟兄争辩,他只问了他一个问题。他说:“百斯特博士,我想要问你:耶和华那些复合的名字都被适用在耶稣身上,是还是不是?只要回答我,是还是不是。”他无法回答。因为瞧,如果他说:“是的,”那……你无法区分他复合的名字。如果他是耶和华以勒,主所提供的祭物,他也是耶和华拉法,那位医治我们一切疾病的。如果他不是耶和华拉法,那他也不是耶和华以勒,我们的救主。如果他不是神所提供的祭物……所以,你不能分开他们。问题就解决了。只需要一节经文就解决了。
12

呐,我选择回到创世记的原因是,因为“创世”这个词的意思是“开始。”在现今这个世上,没有一种信仰,在现今这个世上,没有一种迷信,在这个世上没有任何东西能宣称是出自创世记之外的。这是种子篇,要回到种子上去。

呐,如果你想要明白任何东西是怎么回事,就要看它是从哪里来的。要追溯回去,去到种子那里。呐,我要回头去追溯教会,真正的教会,在我们开始进入启示录之前,如果主愿意,就让你们看到真实的教会是怎样的,是从哪里开始的。
13

呐,我们可以一直追溯到该隐和亚伯。就是从那里开始的。该隐,一个虔诚的人。亚伯,也是一个虔诚的人。亚伯和该隐,他们两个人是弟兄,每个人都去伊甸园的东门建造了一个祭坛。他们两个人都在那里敬拜神;他们都献上了祭物;他们都建造了教会,哦,是祭坛,两个人都敬拜。

如果建造一个教会,献上祭物,付上你的十一,等等,甚至敬拜神,但除非你走在神所提供的道路上,否则都不能被算为义。如果你仅仅只是去上教会,仅仅是你属于教会,仅仅是你付上你的十一和奉献,献上祭物建造你的教会……那是忠诚。那没问题。那都是敬虔的。但神仍然拒绝了该隐所献上的一切祭物,该隐跟亚伯一样是虔诚的。
14

如果只需要虔诚和上教会,为教会付款,献上祭物,献上你的十一,敬拜神,如果那就是神所要求的一切的话,他是……那神处罚一个满足了他要求的人就是做了一件残忍的事。是的。但你瞧,“有一条路,人以为正,但至终必成为死亡之路。”瞧?呐,有一条神的路。那是唯一的一条你能去到那里的路,就是去到神为你提供的路上。是的。

整本圣经都是完全建立在启示上的。教会是建立在启示上的,神道的启示。呐,记住,亚伯献给神的祭物为什么会比该隐的更美呢?那被启示给了他。为了证明这个,在马太福音,我相信是第12章16节,耶稣说:“人说我人子是谁?”
有人说:“你是摩西、以利亚,或先知里的一位,”等等。
他说:“但你们说我是谁?”
彼得立刻说了出来:“你是基督,永生神的儿子。”
他说:“西门,约拿的儿子,你是有福的;因为这不是属血肉的指示你的,而是我在天上的父指示的。你是彼得,我要把教会建造在这磐石上;阴间的门不能胜过它。”
15

呐,天主教说神把教会建造在彼得身上,因为他是一块小石头。如果是那样的话,他几天后就退后了。瞧?

你说:“他建造……”新教说他把教会建造在自己身上,他是那块石头。那也是错的。
他把教会建造在属灵的启示上:启示。“这不是属血肉的指示你的,而是我在天上的父指示的。”那就是他把去天国的钥匙给了彼得的原因。他拥有耶稣是谁的属灵启示。“我要把教会建造在这磐石上;阴间的门不能胜过它。(是的。),”就是主耶稣基督的属灵启示。那时,神就会把自己作为一个人,作为你的救主,作为你的神,作为你的救赎者,作为你的医治者,作为你的王,显明给你,属灵的启示就是这样来到的。
16

呐,今晚,我们要回过头去,看看亚伯拉罕,因为他才是那位被赐予了应许的人。呐,我是从创世记第22章14节读的经文,但我们实际上要回到创世记12章开始,因为亚伯拉罕……

起初,亚伯拉罕,他从巴比伦的示拿地出来,居住在山谷里。关于巴比伦,我们都知道,宁录是第一个试图要建立一个组织的人。他建立了最大的组织,使所有的小教会都向他,向这座大城巴比伦进贡;他建了一座塔,塔顶通天,等等。他想……他以为用他自己的心思就能做成某些事,来拯救人们。
但瞧,没有一样东西是你可以做来拯救你自己的。没有任何事情。你必须要庄严地信靠神的恩典来成就。你无法拯救你自己。我不在乎你是多么虔诚,你试图做得多么好,持守住所有的诫命等等,那都无法成就任何事。没有一件事情是你能做来为自己邀功的。你只会完全失丧,就是那样。没有一条路是给你的。你必须要接受他所提供的思想:那就是耶稣基督。那是白白地……你不需要做任何事,只要单单接受已经赐予你的,没有一件事是你可以做的……
17

如果我的领带歪了,我就对布坦弟兄说:“布坦弟兄,我要给你一百万美金。”

他会说:“谢谢你,伯兰罕弟兄,我要给你好好地正正领带。”我就不会把钱给他的,他已经做完了。瞧?他正了我的领带,就是为了那一百万美金。瞧,你什么事情也不用做。没有……
人们说:“我一直在寻找神,寻找神。”不,你错了,我的弟兄,没有人寻找神。不是你在寻找神;是神在寻找你。你说:“我祷告,我禁食,我寻找神。”
不,是神在寻找你,因为耶稣说:“若不是父先吸引人,就没有人能到我这里来。”
18

你怎么能去告诉一头猪说吃泔水是错误的呢?瞧,它从一开始就是头猪。那就是它的本性。你也是那样的,一个罪人。你被疏远,切断与神的联系。你如何能去告诉一头猎豹,它身上的斑点是不对的呢?瞧?它怎么可能舔那些斑点,就试图把斑点去掉呢?它只会使那些斑点更亮丽。那就是你试图在做的方式,要搞出一个宗教,把自己搞的很鲜亮,从你里面搞出一个更好的东西出来。你必须要认识到你是死的;你没有任何好的地方。你是污秽的,神是那位唯一能帮助你的。是的。当你那样做时,那就是在就近神的国:那时,你就会看自己什么都不是,而只是庄严地依靠他并让圣灵来引领你。那是……

我相信教会需要被极大地传讲。现在所需要的事就是回到教导上,去到根基上,那样你就会知道如何把自己建造在基督里。我们把我们的教会建造在情感和不同的东西上,但除了基督,耶稣基督的启示,我们不能建造在任何东西上。那是我们唯一能建造的地方。在他里面你就是完全的,没有了他,你就是失丧的。在这个世上,没有一条路是可以让你得救的。
19

呐,当神呼召亚伯拉罕时,他只是一个普通人。我想要你们知道,你并不需要成为某个特别的人,让神来呼召你。神呼召你是靠着拣选,亚伯拉罕就是被拣选的。在神呼召他之前,他已经七十五岁了。他娶了他的半个妹妹,撒拉,他们已经生活在一起很多年了,她不能生育。

呐,他从巴比伦的那群人中脱离了出来,跟他的父亲一起下来了,下到了迦勒底的吾珥。也许他生活在一个帐篷里,跟那个时代人们所做的一样,很多人都是贫穷的人。他也许就以吃浆果等等为食物,去到丛林中抓来野兽,他过的是一种非常平静的生活。
但有一天,神对他说话了。呐,那就是不同之处,就是当神对一个人说话的时候。他也许很敬虔;也许是……如果曾有人读过西洛普的“两个巴比伦”等等,看到远古的历史是怎样……他们在那里有一个女人是祭司等等,他们把树根挖出来,造出神来,所有的那些事情……就像雅各从他岳父的种族中逃出来时在他们中间所拥有的那样。
所以,他们有各种各样的奇怪的想法。但当亚伯拉罕七十五岁时,神把他当做一个个体呼召了出来,并跟他立了一个约。
20

呐,我想要你们注意:当神立定了他的第一个约,亚当的约,亚当族类的约,那是在他跟亚当之间所立的。但人却转过背来违背了他的约。每一次当一个人跟神立下一个约时,他都会毁掉的。

但这个约不是在神和人之间立下的。是神跟他自己立的约。那完全是恩典。在这个约上,根本没有律法。他从未说:“如果你做了某某事……”他说:“我会的。我会祝福你。我会使你成为多国的父。我会的。”那个约完全是恩典,根本就没有律法。那约是何等美妙啊。
亚伯拉罕所做的唯一的事……他不仅是跟亚伯拉罕立的约(现在听着),他从未单单只是跟亚伯拉罕立约,而且还跟他之后的种子,亚伯拉罕和他身后的种子。这个约是无条件跟亚伯拉罕和他的种子立的。你说:“哦,那不是犹太人吗?”
不,先生。那是多国。“我要使你成为多国的父。”
21

你注意到没有,他的名字是亚伯兰,亚伯兰,A-b-r-a-m,亚伯兰。后来神改变了他的名字,神赐给了他一个名字,亚伯拉罕,亚伯拉罕,神把他自己的名字放了进去,以罗欣(瞧?),使他成了一个父。他是以罗欣,神改变了他,并把他名字的一部分放进了亚伯拉罕里面,因为他借着那个应许,要出来他的种子,他要成为多国的父,亚伯拉罕。神改变了他的名字,把他的部分名字放在了他身上,呐,使他成为了一个多国的父。

呐,注意,对亚伯拉罕和他之后的种子来说,呐,不是给他的种子,而是在他之后的那个种子。亚伯拉罕有很多儿子。但应许之子是借着以撒而来的,借着以撒出来了基督,那位荣耀的种子,亚伯拉罕的真正种子。
22

呐,注意。你说:“哦,伯兰罕弟兄,那我们是什么呢?”如果我们是在基督里(在加拉太书3章),如果我们是在基督里,那我们就是亚伯拉罕的种子了,并且是跟他一起借着应许承受产业的。我们怎么成为在基督里的呢?如果你向着自己死了,在基督里重生了,那你就是亚伯拉罕的种子,是跟他一起承受所应许的产业的。因此,如果你是亚伯拉罕的种子,你只可以借着拥有亚伯拉罕所拥有的信心才能成为那样的。(哦,现在我们要为一场真正的医治聚会而预备好。瞧?)我们就会想到我们的应许。神就能……

说:“你昨晚被代祷过吗?”
“是的,我在聚会中;有人按手在我身上了。”
“你痊愈了吗?”
“不,我没有得到我的医治。”那你就不是亚伯拉罕的种子。亚伯拉罕相信。圣经说他没有因着不信而对神的应许起疑惑,而是信心坚定,赞美神。
23

那时,神告诉亚伯拉罕说他要借着撒拉生出这个孩子……我能想象在最初的几天,或者说是最初的三十天里,他说:“亲爱的,你感觉怎么样啊?”

“没有区别。”
“无论怎样,我们都会有孩子的。”
他们做好了准备,为孩子做好预备。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亚伯拉罕问:“亲爱的,你感觉怎样?”
“没有区别。”
“无论如何我们都会有的。”
看起来是更加不可能了,但亚伯拉罕赞美神,因为跟撒拉六十岁的时候事情就发生相比,那将会是个更大神迹。阿们。然而我们说:“是的,我是亚伯拉罕的种子,但我错过了我的医治。”亚伯拉罕称任何与神的道相违背的东西为谎言。他拒绝去看除了神所说的话之外的任何东西;那是真理。无论这个世界对他怎么说,其他的人说什么,他只知道神所说的话,他持守住神所说的话。然而我们还说我们是亚伯拉罕的种子。哦,求神怜悯。
24

“我通过了罗伯茨弟兄的祷告队列。当艾伦弟兄来时,我经过了他的队列。然后伯兰罕弟兄来时,还有其他人,我都通过了队列,要看看我是否能得到医治。”这是亚伯拉罕的种子吗?求神怜悯。难怪神说他要从他的口中吐出去。这使得神恶心。是的。哦。

亚伯拉罕的种子接受神的应许;任何与神的道相违背的东西都是谎言,只管踩过去。呐,我们来看看我们是不是亚伯拉罕的种子。现在如果我想要的话,我能把这些事情撕得粉碎。是的,先生。撒拉是亚伯拉罕的妻子,她是怎样使自己顺服的呢?
呐,但亚伯拉罕的种子相信那个应许。当神说了什么话时,问题就永远解决了。
25

记住,呐,接下来我们发现的是,亚伯拉罕,当这个应许被赐予了他或他的种子时,他们唯一要做的事就是持守住他们的约,站稳在应许之地上。只要亚伯拉罕站稳在应许之地上,那约就会有效。那就是他们所必须做的。那也是所有亚伯拉罕的种子必须要做的。那也是你们必须要做的。如果你已经被圣灵充满,那你就是亚伯拉罕的种子。然后,如果你有亚伯拉罕的种子,就是神的圣灵在你里面,使你像亚伯拉罕一样相信,称任何与神的道相反的东西都是虚谎的,只有神的道是真实的,不怀疑神的任何应许,只是单单持守住,就是那样。如果你是亚伯拉罕的种子,那任何与神的道相反的东西都是错的。我只站在神的道上,单单站在神的道上。

正如埃迪•佩罗尼特所写的,
何等权柄,耶稣尊名!
天使全数俯伏;
献上冠冕,同心尊敬,
他为万有之主。
我站立在基督坚固磐石上,
其他一切地方尽都是流沙。
那是亚伯拉罕的种子。不疑惑,“无论情形看起来怎样,科学怎么说,任何其他人说什么,那是神的道,我就要持守住它。”那才是亚伯拉罕的种子。
26

呐,你看到今天的五旬节教会是在哪里了吗?他就像溪流里的水一样软弱。是的。好像苍蝇一样四散,飞落下来。复兴开始,“哦,我不能呆那么长时间,那个传道人讲道超过了一个小时。我怎么能忍受呢?”哦,你可怜的借口,你们这些可怜、悲惨的东西。还称自己是亚伯拉罕的种子,亚伯拉罕渴望听到神的道。他祷告,他持守住,知道他得到了一个应许。他就站稳在那里。那也是他的种子应该做的。

呐,亚伯拉罕的种子什么时候失去了那个伟大的团契?当他下到埃及去的时候,他没有失去他的约;他失去了他的祝福。那就是今晚我想要让你们众人明白的。五旬节教会失去了他以前的祝福。有什么地方出问题了。我们都知道这点。任何读过教会历史的人都知道教会有什么地方出问题了。呐,你没有失去你的约,你只是失去了你的祝福。回到这应许之地上去吧。回到神的道上吧。回到基督里吧。
停止张望,说:“我们的宗派要比他们的更大。他们都是老秃鹰的巢窝,而我们才是正确的。”停止那样做吧。回到主耶稣面前。回到真正的教会上。把你的胳膊向每一个失丧的弟兄伸出去。就是那样。回来吧。神没有把他的约从你那里拿走,只是你的祝福失去了,因为你变得属世了,去到了世界上,跟世界搅合在一起。那样,你就不在应许之中了。但约仍然存在。你需要做的唯一的事就是回来,然后……
27

当神跟亚伯拉罕立那个约时,要记住,那是无条件的。神呼召你,不是因为你是个好人,而是因为他无条件地呼召了你,借着他的恩典,他赐给了你圣灵。你是个路德派的,长老会的,天主教的,但借着他的恩典,他呼召了你,并赐给了你圣灵。你唯一需要做的事就是持守在基督里,因为就在那里,你……是在应许之地中。在耶稣里面,一切都是安全的,只要你是在基督这个避难所里,你就远离了世上的事,是安全的。但当你去往外面看,与世界调情,首先你知道的是,你开始从基督里面走出去了。呐,你仍然拥有那个约,但你失去了你的祝福。

在聚会中,他们失去了圣灵。钢琴可以弹奏,可以打鼓,但女人穿着那样紧身的衣服,好像包着皮的法兰克福香肠,像那样在地板上跑上跑下,跳上跳下。音乐停了,他们也停了。戴着耳环,以及各种各样属世的花哨东西。看起来好像是某种巫师,而不是一个圣徒。
28

不久前,我跟一个接待我的人说话,一个大教会,他说:“我的妻子会弹钢琴。”

我说:“那非常好。”她进来了,哦,那个可怜的妇人,她穿着那样的衣服,坐在那里。我说:“她是个圣徒吗?”
说:“是的。”
我说:“她看起来像个地狱之徒,而不是个圣徒。”我说……是的。哦!像那样的东西是不属于永生神的教会的。那不属于亚伯拉罕的子孙。那是属世的东西。“你若爱世界和世界上的事,那么神的爱就不在你里面了。”圣经说的。是的。要远离属世的事。回到神的面前来。回到祷告会上。回到真正的事情上。对你自己行割礼。把属世的东西都给割掉。要祷告,直到神赐下他的祝福在你身上,那些事情就像门上的钉子一样完全死透。那样,你就回到基督里面了。
29

呐,那个约一直伴随着以色列人,直到他们犯下了他们最后的错误。出埃及记19,几百年之后,当神……看看,神提供了何等的恩典:无条件的约,不是在任何的根基上,而只是在神所提供的恩典上。当时他们正行进在去往应许之地的路上,神在那里提供了……亚伯拉罕的种子正在朝一块陌生的土地进发,他们已经被捆绑了四百年,但出来了。瞧,他们已经从捆绑中脱离了出来。神借着恩典,给他们提供了一位先知,一个火柱,一头献祭的羔羊,一个他们前所未有过的最大的复兴;他们站在河岸上跳舞,打着手鼓,正在拥有一场真正的五旬节禧年。他们的仇敌全都被杀死在了身后,等等,然而他们还想拥有一些东西可以来争吵的。他们想要得到一个律法,好让他们能在其中做点什么事情。

那也完全是五旬节派的做事方式,完全是。因为那就是样板,必须要是那样的。注意,你们的父辈呐喊着,你们的母亲们在那里得到了真正的五旬节祝福,神行出神迹奇事等伟大的事,哦,你们都认为是千禧年被引入了。但你们做了什么?如果你任凭它,单单让神的恩典来引领你……但有人站起来弄出一个新的东西。然后这群人就被踢了出去,“我们不相信那种东西。”
另一个说:“我们不相信那种东西。”
一个人说:“他是骑着白马来。”
另一个说:“他要驾着白云来。”
“哦,你给自己弄出了一个组织,使他骑在白马上;或我要使他驾在白云上。”
30

瞧,那导致了什么?那分裂了教会;那导致了神真正的团契被咒诅。那导致了神的圣徒们被分裂,被赶散。你们做了什么?呆在你们的组织有四十年,把他们养肥了,行出各种各样的大事,你们得到了什么?你们得到了什么呢?如果你们愿意的话,尽管呆在那里,留在那片土地上吧。

但到了一个时候,神兴起了约书亚,说:“让我们去到那应许之地上。让我们去到那里。”我相信现在就是那个时刻了,神正在兴起一小群人,“让我们去到神完全的应许上。”那时,神让你们说方言,你们就停在了那里。不要停在那里。那只是一件事。哦,神有充满了一切祝福和所有应许的大仓库。但我们却停住了。“是的,我们是五旬节派的。”
31

哦,他们搞出了争议。他们开始奉耶稣的名施洗。另一派说:“那是两个神。”

一个说:“是三个。”
一个说:“是一个。”哦,天啊!他们……
你们为什么不放下那个呢?如果那不是从神来的,耶稣岂不是说过,“若不是我天父所栽种的,都要被拔出来。”吗?只要将它放在一边。只要让你的团契往前走。如果那不是出于神的,都会归于无有。不要打破你的团契,把你自己带到一棵你自己的小树上。让我们伸出我们的臂膀,爱那位弟兄。如果他是在错误中,就让我们为他祷告。把他再带回到团契中来。任凭他吧。
但不是,我们必须经历出埃及记第19章所做的同样的事。他们想要一个律法,那样他们就可以搞出神学博士,拥有他们自己的神学思想,尽管恩典提供了他们所需要的一切。瞧?当非宗派把五旬节的祝福带给人们时,他们却去从中搞出了宗派。瞧?跟过去所做的是同样的事。你们在那里呆了四十年,就是那样。
32

他们做了什么?你曾想过他们在那些年代里做了什么事吗?哦,愿神祝福他们。他们养活家庭,种植庄稼,使家庭兴旺。他们的确那样做了,等等。但他们仍然缺少祝福。他们还没有在应许之地上。呐,但有一天,他们去到了应许之地上。一个新的时代兴起,神把他们送到了应许之地上。

呐,神恩典的信息,那个无条件的约,当神把它赐给亚伯拉罕的时候,就存在了。紧接着让我们弄明白,神是如何向他确认这约的。然后那一直延续到了出埃及记。后来他们都想要成为律法主义者,赐律法的人,等等,使那些可以落在他们头上,那样他们就能有些事情可以参与到其中,那样他们就能有些事情做……就好像宁录一样,他必须有一些事情可以做,所以他就为自己建了一座塔;但神却给雅各显明了一个梯子,恩典。
33

那是过去的样子,但那也是今天的样子。我们必须要做点什么。有一些教会说:“呐,等一下。你知道某某博士是我们的牧师。某某博士,呐,我们不需要要那种二乘以四的传道人在那里(你知道,就是使徒行传2章和4章)。我们有某某博士,哲学博士,法学博士。他是从哈特福德毕业的(或像那样的)。哦,我宁愿让一个连裂开的豆子和咖啡都分不出来,却被圣灵充满的人跟我的孩子在一起,也好过一个有各种学位,却对神的认识还不如霍顿督人对埃及的夜晚认识得多的人跟我孩子一起。是的,先生。

我们今天所需要的是回到真正的信息,回到真正直白,降卑,陈旧,衷心,却是神所差来的五旬节救恩上。回到那信息上。
今天有太多的妥协了,都要放下。传道人们有大的节目……说:“我不能那样对人们说,否则他们就不会支持我了。”哦,神才是我们的支持者。哦,天啊,你只管说出真理,看神会对你做什么。但你瞧,今天,我们在这地上有太多那样的东西了。
34

呐,我们发现在那次律法颁布之后,那次颁布的律法一直持续到真正荣耀的种子来到。然后他把所有的律法主义都担在了自己身上,付清了救赎的赎价,神的教会又回到了恩典里。不是在律法和律法主义之下,而是在恩典和神的应许之下,是亚伯拉罕真正的种子。他把律法担当在了自己身上,律法把他钉死在十字架上,就是那些我们必须做,不能做的,必须做的,不能做的事上。

你知道,今天的问题是,当一个罪人去到主面前,当腓立比的狱卒问道:“我们当怎样做才能得救?”时,我们不是像保罗对待他们那样。
呐,我们今天会怎么说?“你必须要戒烟。你必须要戒酒;你必须要停止做这事。”
那不是他所问的。他说:“我当怎样做才能得救?”
保罗告诉他,“信靠主耶稣基督。”
要信靠主耶稣基督,不是“来,加入我们的会众,站在教会面前,这样说,我们就会给你洒水,给你浸礼,或无论你想要怎么做,照我们的方式。如果你不是在我们的教会中,那么……”不是那样的。
他说:“当信主耶稣基督,你和你的一家都必得救。”
如果你能为你自己相信,你也能为你的家人相信。对神要有足够的信心,为你自己相信,然后也能为你的孩子相信。那能拯救你的同样的信心也能拯救你的孩子。只要你不断祷告。神会回应祷告的,不要担心。只要祈求他,相信,把它锚定在你的心里,只要继续向前。那就是当做的方式。是的,先生。
35

呐,我们发现亚伯拉罕是个正直的普通人。神呼召了他,并说借着他,神要使他成为多国的父。“无论你做什么,亚伯拉罕……你什么事都不需要做;我已经做了。”哦,我喜欢这点。哦,我非常喜欢这点,这使我的心都颤抖,想到我什么都不需要做。如果有什么事情是我可以做的,我就永远得不到了;但他已经为我做了。不是我怎样,而是他是怎样的。不是我的应许是什么;而是他的应许是什么。

那就是……今天的人们,他们必须要有……呐,很多的弟兄按手在病人身上。那没问题,那是一个犹太的传统。那从来都不是给外邦人的。犹太人说:“请你去按手在我女儿身上,她就会得痊愈。”
但外邦人说:“只要说话,我们的仆人就会活着。”那就是区别。只要说出这道。
耶稣转过身来,对犹太人说:“就是在以色列中,我也没有发现有这么大的信心的。”
36

瞧,在聚会中,每一个来到聚会中的人都应当信靠主耶稣基督。如果耶稣已经医治了你……他为你的过犯受害;因他受的鞭伤,你已经得了医治。已经是过去式了,已经是完成了的。你只要……信心是从听道来的,听道是从神的话来的。

你说:“伯兰罕弟兄,你所行的那些分辨人心的事又如何呢?”那是一种确认。那证明了神持守他的道。他应许说他会做那些事。这就是他在做的。如果他持守了一句话,那他就会持守他所有的话。如果他不持守一句话,那他也不会持守其他的话。他持守他所有的话。
他不能医治你,如果他现在走到这所建筑里,他也不能医治你。如果你能用肉眼看到他,正如你看到我或这位牧师,或其他的人一样,他也不能医治你。他已经成就了。但他也许会显明给你看某个理由,来证明他就是你的主,因为他要行他以前所行的同样的事来证明他就是你的主。
37

呐,注意,我们发现亚伯拉罕,神告诉他说:“现在,你要把自己跟你的亲人分开。把你自己跟你所有的亲人分开。出来跟随我,我就必祝福你。(哦,那岂不是很奇妙吗?)如果你把自己分别出来,我就必祝福你。”但那就是麻烦出现的地方。

那就是麻烦出现的地方,人们不想要把自己分别出来。他们不想要跟他们的牌局分开,那些属世的东西。你试图要把那些跟人们一起带进教会里来。你必须要把自己跟不信的人分开。不要跟不信的人同负一轭。“出来,分别出来。”主说。
呐,世界正在寻求杂交。很多时候你知道,当我在另外的宗派教会中时,他们通常告诉我,说:“呐,他们……他是个很会交际的人。我相信如果我们把他派到那里去……”肯定的,他带着所有的妇人和他们的丈夫去游泳;他跟他们一起玩邦克牌,他们在地下室里举行舞会,哦,一个很会交际的人。神不需要会交际的人;他需要的是分开的人。“把我保罗和巴拿巴分开……”
38

神要的是分开的人。世界要的是会交际的人,一些好莱坞的人,卷头发,像那样等等,可以站起来把会众混合在一起,人们想要年轻人。他们想要一些从神学院里出来的人,他们知道所有的暗示等等。他们想要一个像那样的人。但让他们去做一次手术试试,看看他们是否会让一个刚刚出道的医生给做,那就是他的第一次经历。哦,不会的。做解剖,你们想要一个老的外科大夫,他知道他在做什么,已经很长时间……是的。因为你很在乎这个身体。但你的魂又怎样呢,让某个人像那样去砍吗?你的身体会死掉;会消亡。是的,但你有一个魂,那是永恒的。

你们不想要一个在传道工场上很久的人,他经历了那些争战,拥有那些经历,站在死亡线上,当他们要死的时候看着他们,看着那些根本不算回事的经历。他们会像其他的东西一样消失。
当死亡击打一个人。医生给他们注射一针,就能听到他们喊叫怜悯,呐喊等等。那不管用的。但我告诉你,一个好的救恩实例,那人会用一颗清洁的心,看着耶稣基督的脸,赞美神,说着方言死掉……是的,先生,一个真正的属神的圣徒,在那天,就是这个会持守住他,就是在死亡的时刻。瞧?有的人只懂一点点神学,却对神一无所知。我们必须要知道神是怎样的,要借着一个个人的经历来认识他。
39

呐,神说:“把自己分别出来。”但亚伯拉罕做了吗?没有,先生。神从未祝福他,直到他完全顺服了神所说的话。呐,我也想要对这个教会说说这点。教会永远都无法往前走,除非你完全顺服了神所说的话。你就是无法那样去做。神做出了应许。亚伯拉罕绕来绕去,等等,但神从未完全祝福他,直到我们在创世记第13章才看到了。

我们发现,那时在牧人中间起了纷争,等等,神看到事情发生了。亚伯拉罕,他是个基督徒,他对他的侄子罗得说:“我们不要相争,因为我们是弟兄。现在,你做出你的选择。如果你往东,我就往西;如果你往西,我就往东。只要做出……”那才是一位真正的基督徒绅士。瞧?“你走这条路,我就走另一条。让我们不要彼此相争。让我们的牧人不要彼此相争。”
40

哦,罗得,他很贪恋,那表明了他是怎样的。他看着下面那里,他看到那些伟大的东西已经建造了起来。他不想要单独与神同行;他想要跟世界混杂在一起。

那也是教会所做的。不是去与神同行,而是把自己推出去,跟世界混杂在一起。今晚看到我们是在哪里了吗?看到教会在哪里了吗?那是完全正确的,朋友。罗得在那里,贪恋,他去到了所多玛城里,像那样在那里支搭他的帐篷,因为也许罗得太太想要他们在所多玛城里所穿的那种服装,她想要成为像那样的人。罗得想要成为一个伟大的生意人,在城中有影响力,因为他想也许他可以多赚几个美元或什么的。我们发现他在那里得到了一个很好的职位,但他退后了。他退后了。呐,那就是教会的贪婪。
他去到了所多玛。他去到了那里,跟世界混在了一起,在那里堕落了等等。他把他的女儿们也带到了那里,他带着他所有的孩子,他的妻子等等,把他们就放在了一帮像那样的人们当中。
41

当他把自己分别出来(因为他从起初就在他里面),他完全把自己分别出来,那时,神就祝福了亚伯拉罕。他说:“亚伯拉罕,你选择了跟随主的少数人的道路。你把自己分别出来,呆在这不毛之地上。现在,我要祝福你,因为我要把这地的每一寸都赐给你,给你并你的后裔。我要把这地都赐给你。”呐,他说:“你只要站起来,并朝东西南北观看,走遍这地。”阿们。我喜欢这点。“走遍。这都是属于你的。”

哦,我喜欢这点,这就好像我们在其中受洗的一个大拱门一样;因为借着一个圣灵,我们都受洗成了一个身体。在那个身体里是基督耶稣,借着一个圣灵我们都施洗归入了那个身体,成为了那个身体的成员。就是那样。
瞧,呐,就好比……那是一个大拱门。呐,很多人都进去了,说:“哦,我接受耶稣作我的救主。我不想要他把我送下地狱中去,所以我要接受他做我的救主。我就站在了这里。”不应该成为那样的。如果你拥有一个大拱门,走进去,就会看到你得到了什么了。
42

呐,对你们浸信会,卫理公会,长老会的人来说,如果你们不相信圣灵是正确的,如果你们不相信神的医治是正确的,那为什么你们还要透过那个大拱门去看呢?到处看,拉出这个抽屉。如果有人给了我一座大房子,我就会到处去看看我所拥有的。我会好奇;我喜欢到处走走,看看属于我的东西。

哦,当我进到基督里时,我也想要找出我所拥有的。阿们。我发现神的医治是属于我的,喜乐是我的,永恒生命的河水在流淌,能力,永生,恩典;所有的那些东西都是属于我的。有什么东西看起来是有点高的,我就会找来把梯子,爬上去,拉出来,看看。是的。如果我看到有什么我够不着的东西,我就会在雅各的梯子上不断祷告,直到我上到那里并看到了。是的,主。
我看到他给出的异象是从哪里来的。“我做的事,你们也要做。我做的事情,你们也要做。我就必与你们同在。凡你们所愿意的,祈求,就给你们成就。”那都是我的。我是一个继承人(阿们),一个继承人。借着耶稣基督的死,我成了任何东西的继承人,拥有一切的应许。我是个继承人,所以我就有一个权利去到处走走,看看我所继承的东西。
43

如果有人说你在加利福尼亚这里的某处有一处要让你继承的大庄园,那会怎样呢?是某个人自愿给你的。你会说:“哦,我猜那没问题的。”哦,不。你会飞奔到那里,弟兄,你会找来律师等等,你会看看你得到了什么。你这一生中,自然的一生中所得到的一切。但当到了永恒的生命,当你必须要接受耶稣基督作你的救主,为什么你就不能看到你所继承的是什么呢?阿们。

在这本书里的每一个应许都是我的。每一章,每一节,每一行。是的,我相信神圣的爱,因为在这圣经中的每一个应许都是我的。借着基督,我成了一切的继承者。我是我医治的继承者。我是我喜乐的继承者。我是救恩的继承者,是神所赎买回来的,从他的圣灵所生,被他的宝血洗净。是的,先生,我是个继承者,是王的儿女。我是神的儿子,阿们。神一切的应许都是我的。我是跟主耶稣共同继承的。阿们。我喜欢看到这点。
44

神说:“亚伯拉罕,你出去走遍这地,四下看,看看属于你的都是什么。看到了吗,那都是你的。”哦,我喜欢这点。四处看,看看你所得到的都是什么。你为什么明天不去圣经中看看你会继承到什么呢?你会看到神所应许给你的所有这些伟大的祝福。你是它的继承者。它是你的。你从未得到过什么东西,但那是借着亚伯拉罕公义的种子,就是耶稣基督让你继承的。我们在基督里是死的,接受了亚伯拉罕的种子,成了他应许的继承人。

然后,如果你是亚伯拉罕的种子,你就会相信神所说的一切话。神说:“他为我们的过犯受害;因他受的鞭伤,我们得了医治。”我就是这话语的继承者。阿们。我继承这个。哦,他所应许的所有那些祝福,我都是继承者。所以那是我的产业。
45

当神拯救了一个人时,他就给了他一大本支票。呐,在支票底部有一切……主耶稣的名字写在上面,写在支票的下角那里。“你奉我的名无论求什么,我必成就。”亚伯拉罕的种子相信那个。只要写好支票并递进去。存款已经付清了。都在银行里。

那是怎么来的?不是借着你的义,而是借着那个公义荣耀的种子基督的义。他才是那位把存款放在那里的那位。存款是在银行里。我相信,你们呢?所以,不要怕去写在支票上。银行会支付的。天上的银行会支付所有的支票。是的,先生。
首先必须要经历的就是洁净屋子。是的,要看看你是否已经相信了。如果你相信了,那就可以越过洁净屋子这步,不要为此而担心了。当一经过清扫屋子这步之后,现款马上就会返还给你。是的。如果在你心中,你真正相信那是神的应许,你就会在你的心中接受它,奉耶稣基督的名祈求,就会有回应的。神那样应许过了。那是一个继承物。我们是救恩的继承者,是跟耶稣一起继承的。我们跟亚伯拉罕一起都是继承者,因为我们是亚伯拉罕的种子。
46

呐,如果你做了错事,如果你偏离了那条别人踩过的路,去到了世界的一边,那你就失去了你的约,姐妹,弟兄。你已经丢失了你的约;你也就失去了那约的祝福。回来,从埃及出来。回到这应许之地上来。回到神所说的话上,你应当呆在里面。“如果你常在我里面(约翰福音第15章),我的话就常在你们里面,你们所求的,愿意,就给你们成就。”但要呆在那里。“如果你们常在我里面,我的道就常在你们里面……”有多少人知道这是真的?这是神的应许。

“如果你们常在我里面……”这里的意思是呆在那里。不要跑到埃及去,追求世上的事。“如果你们常在我里面,我的道就常在你们里面,你们所求的,愿意,就给你们成就。”那是他的应许。如果你是亚伯拉罕的种子,那就呆在那应许里面。如果你出来了,那就再回去。你在埃及就会陷入到麻烦里的。再回到应许之地上吧。
47

呐,我们发现他把自己分别了出来。神从未完全祝福亚伯拉罕,直到他完全顺服了神,并把自己分别出来。神也从来不会祝福一个人或教会,或一群会众,或一个宗派,除非它使自己完全顺服,交托给神。

宗派是没问题的,如果你像这样写的话:“我们相信这个,逗号。”但当你们这样写一个组织,“我们相信这个,句号。你们要么相信这个,要么根本就是不信。”
如果你这样读,“我相信这个,逗号,加上神所显明给我看的,”那就没问题。是的。“如果我相信……我们有……我们相信这个,加上我们能从神那里找到的任何更好东西。”瞧,但你终止了它,“我们只相信这个,句号。”
48

当路德一看到那道火柱时,发生了什么事呢?哦,他就跟随了火柱。但他怎么做的?在路德的时代,他们组织起了一个教会,叫路德派。然后它就死在那个组织那里,因为它完全就跟天主教一样了。

然后,首先你知道的是,出来了卫斯理。那火柱就从组织中移了出来,继续向前。卫斯理看到了,他就跟随着火柱。但第一轮复兴结束后,他们就组织了起来,称之为卫斯理,卫理公会,或说是卫理公会教会。但他们组织起来时,就死在了那里。
然后,五旬节派看到了,就出来了,不再归从于称义,在路德派之下,或是卫斯理之下的成圣,而是他们看到了圣灵的洗,回到了最初的祝福上。他们就跟随着(哦!),出来了并开始说方言,有神的大能运行在他们当中。但他们做了什么?把它组织了起来,就死在了那里。但现在火柱又移了出来。他又在移动了。他从未……
49

从未有一次有哪个组织曾兴起,是没有死掉的,它们从未再兴起过。我挑战任何的历史学家。我正看着一个人的脸,他是这个国家最好的历史学家之一。是的,一个历史学家中的佼佼者现在就跟我们坐在一起。我要问这个人,或任何其他的人,指给我看,有哪一次一个教会组织了起来,是没有死掉,并死在那里的。在世界教会的历史上,它从未再兴起过,从未。神不想要那个。神想要我们在他里面是自由的。他想要我们到一个地步,使我们能接受神所有的一切。不是只呆在这座山上,要走出去。亚伯拉罕的子孙。

呐,你说:“你反对组织。”不,先生。组织没问题,但你们划下了一条边界线,把所有不跟你们相信同样东西的人都划在了外面。我们当做的是,伸出我们的双臂,向着路德派,卫理公会,和所有人,到一个地步,我们能彼此团契,让神的儿子,耶稣基督的血来洁净我们一切的罪。以至于我们到一个地步,完全死掉了。我们坐在这里,完全干枯了,就好像一个皱巴巴的苹果。然后你就成了一个柿子一样起皱了,坐在那里,“我,我属于某某教会。”哦。不再有生命进到里面了。你瞧?我们不能那样做。不,我们必须要来进到基督耶稣里面。我们是继承者,与他同受产业的。呐,直到我们把自己从属世的事情中分别出来……
50

呐,瞧,每一个教会开始把自己……呐,你说:“你只是在说卫理公会吗?”不,我说的是所有的宗派,他们中的每一个,我们的五旬节派,也跟他们完全一样。在这个会堂里,没有一颗诚实的心是不知道五旬节派教会已经变得跟其他的教会一样的了。有多少人相信这个?请举起你们的手来。感谢你们诚实的心。是的。跟其他的教会完全一样了。哦,那是错的。那是不对的。不,先生。神不能被组织起来。他需要的就是相信。哈利路亚。哦,弟兄,怎样……

哦,如果教会进入状态,并接受的话,那神就会兴起各种各样的事情来的,但他从未把他的根基建造在人所设置下的东西上。“因为除了神的儿子,基督耶稣,在没有别的根基可以立定,”他把他的教会建造在基督耶稣的磐石上。是的,先生。那就使他成了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都是一样的。他今天还跟那时一样是亚伯拉罕的种子。我们在他里面,我们跟他,跟先祖亚伯拉罕一起继承,因为他是亚伯拉罕的种子。基督是亚伯拉罕的种子。
51

呐,完全地分离,我们必须要出来。你说:“我应当从我的组织中出来吗?”不,呆在你的组织里,但要让世界从你里面出去。那就是了,不是你的组织。你说:“哦,我属于神召会。”那就跟其它组织一样好。

“我属于长老会。”那跟其它组织一样好。
“我属于一神论,两神论,等等。”那就跟任何一个组织一样好。他们都是人造的机构。是的。但那不是问题。你是属于基督,你是他的种子吗?你已经是在基督里死了,是亚伯拉罕的种子吗?那你就有信心相信神。对于在那里的其他人来说,你就成了一个榜样。要站在那里,使你自己成为一个真正的基督徒。要摇动你自己,把土抖掉;醒过来,让自己清醒。我们是在争战中。
我们是在老底嘉教会时代。有多少人承认我们是在老底嘉教会时代?哦,弟兄,那就让我们对此做点事吧。让我们做点事。让我们不要陷入到那种境地中,让基督在外面敲门,想要进来。我们要让他进来。我们在他里面,那我们就是一切的继承者。一切都是属于我们的。哦,我喜欢这个。每一个应许……
52

哦,在接下来的几个晚上,在我讲完了这些之后,我想要讲讲神把他带到变像山上,显明神在那里对他做了什么,就是设立他的儿子。注意,他也会把其他的儿子带出来,做同样的事。哦,在这本圣经里,是何等丰富。停止去读那些搞笑的故事书,停止去看那些没有益处的电视节目,回到教会中,去祷告,等等……你说……

一个女人说:“哦,我就是找不到时间来给我的孩子读圣经。”哦,苏珊娜•卫斯理,她有十七个孩子,她却每天能花三个小时,没有现代的方便……她不能按个按钮,就洗她的衣服。她不能打开水龙头,就像那样放出水来。她要用一个旧木桶和一个摇的辘轳,才能从水井里取水,从井里打水。她养了十七个孩子,却能每天花三个小时一起祷告。从她养大的孩子中出来了什么人?约翰和查理(哈利路亚。是的,先生。是那样。),都是在他们的时代震撼了世界的人。
53

今天我们所需要的是神圣的母亲们和成圣的人;把神放在首位。是的。我们却先把别的放上了。“哦,我属于下面的那个团体。”哦,我也属于一个团体,就是在上面的。瞧,那才是该属于的团体,耶稣基督的团体,可怜,被瞧不起,被抛弃的人。我很高兴我能说我是他们中的一个。是的。我很高兴我能属于那个团体,要把自己分别出来,要从这个世界中出来。不要与他们同流合污。亚伯拉罕把自己分别出来,神就祝福了他,赐下了他所能给予的一切应许;当他把自己分别出来时,神就向他确认了那些应许。

当你把自己从这些属世的事情中分别出来时,那么不信……只有一个罪。只有一个罪;那就是不信。抽烟不是罪。犯奸淫不是罪。妄称主的名不是罪。那都是不信的属性。那是因为你不信,你才会那样做的。瞧?罪就是不信。“不信的人,罪已经定了。”你连第一步都无法走出去,除非你相信神话语的每一个字,并称任何神话语之外的东西为虚谎的。阿们。[伯兰罕弟兄敲打了下讲台—编者注。]
54

哦,神啊,我真希望能有某种方法,抓住人们,把这个放入一个罐子里,倒进他们的喉咙里,然后停在那里,就不会吐出来了。是的,先生,那样他们就能明白了。我不是有意要粗鲁,但我只是想要……我这样说不是为要开玩笑。这不是说笑的地方。这是讲台;这是神的家。这是一个被奉献给了他的地方,在这里福音和圣灵的彰显应当被显明给人们。

我不是站在这里给人看的,也不是呐喊要让人来听的。只是圣灵在借着神的道讲话。瞧,那就是我们想要做的,就是要把人们再带回到神面前,看到人们从街上走来,远离了世界,进到神的家里,甜美温柔地在圣灵里敬拜神,在神的灵里,圣灵借着教会来运行,用神迹奇事等等随着。
55

哦,每一个字都要相信。如果你是神的儿女,那这本圣经中就没有一个字是你可以不把你的魂系在上面的。

[磁带有空白—编者注。]“我昨夜祷告,但你知道我这残废的手没有任何好转。我肯定是得不到了。”那不是亚伯拉罕的子孙。不。当撒拉……那没有任何区别,当她六十五岁时,她就无法像女人所应该的那样生出孩子了。第一个月,第二个月,第三个月,亚伯拉罕没有越来越软弱,他反而越来越刚强(阿们。),继续相信。“哦,哈利路亚,那将会是个比以前更大的神迹。”瞧,甚至二十五年过去了,二十五年,他在二十五年的结尾要比刚刚开始的时候更加信心强壮。他一直都很强壮,说:“赞美神,只要把这些靴子准备好。孩子快有了。是的先生,这个孩子就快要出生了。”
“你怎么知道的,老伙计?(一百岁了)你怎么知道呢?”
“神这样说过了。”就是那样。是的。
56

呐,如果我们是亚伯拉罕的种子,而我们还说:“哦,我昨天被代祷过了,但我没有好。”哦,亚伯拉罕的种子,亚伯拉罕的种子只会接受神的道。神做出了一个应许。神就会持守他的应许,否则他就不是神。

神做出了一个应许,他要在这末世显出那些神迹。他这样做是为了什么?人们会批评,就像他们昨晚所做的那样。当他们那样做时,他们就把自己永远与神分离了。耶稣那样说的。“凡说一个字反对的,今生来世永远都不会得赦免。”瞧?像那样的事情必定会发生,所以神……
一位公义的神不能把他的愤怒倾倒在一个义人身上。必定会临到一群不相信、拒绝的人身上。完全是那样的。在世人能拒绝之前,他们必须要先看到那些事;并拒绝它,然后神是公义的,才会倾倒出他的愤怒。那是完全正确的。
57

那就是他那样对以色列人做事的原因。他们都死在了那里。当提多进城时,拆了城墙,他们说,血几乎淹没了马的嚼环。妇人把她们自己的孩子给杀了,吃了他们,吃树上的树皮,吃地里的青草。以色列人,教会成员,荣耀、圣洁的人们,非常清楚这道。但他们做了什么?他们没有相信神所赐予他们的那真实的弥赛亚的迹象,他们为此付出了代价。

神那样做是公义的。他的圣洁就要求那样。若没有惩罚,就没有公正。哦,你说,如果那里有一个红灯,就闯过那个红灯,“你最好不要那样做。”那就是不公义的。闯那个红灯是要罚款的,有罚款,你就必须要交上去。神的儿子付清了赎价为要拯救你,如果你拒绝接受的话,只是接受一些教会礼仪,或别的事,像那样的一些表面的东西,你就无法责怪神。那个红灯在你面前闪烁过了。现在也正在闪烁。是的,先生。不要踩过去。你是在一条危险的线上。
58

你们是属神的儿女,回到你们的约上吧。回到那应许之地上吧。应许是什么?彼得在五旬节那天说:“这应许是给你们,和你们的儿女,并一切在远方的人,就是主我们的神所召来的。”这应许是给他们的。是的,先生。

呐,我们发现亚伯拉罕把自己分别出来,神去到他面前,说:“亚伯拉罕,所有这些都是你的。”呐,在那之前,神从未那样说过。但你瞧,他仍然挂了很多小东西,一些小挂件,很多松散的地方。他仍然让罗得跟随着他,那些大惊小怪的人,等等。后来,当他把自己分别出来时,真正去到了神告诉他去到的位置上,那时,神又向他显现,说:“呐,亚伯拉罕,你起来,走遍这地,看看这地,这都是你的。我要赐给你神的医治;我要赐给你救恩;我要赐给你圣灵的洗;我要赐给你所有的那些应许。每一个应许都是你的,亚伯拉罕。到处去看看,看你都得到了什么。(瞧?)去看看有什么东西是你的吧。呐,它们都是你的,亚伯拉罕。”
我能看到先祖亚伯拉罕看着,说:“赞美神,我拥有那高山;我拥有这高山;我拥有那个,我拥有这个;我拥有那个。都是我的。”阿们。就是那样的。在圣经中的一切都是属于我的。我是亚伯拉罕的子孙;我是亚伯拉罕的种子。你是亚伯拉罕的种子。
59

但你瞧,首先你必须去到洁净的房子里,使事情正确了。回到应许之地上,在那里,圣灵在你心中每一天都很甜美,你过着一种生命,哦,神的荣耀把主耶稣的甜美倾倒在你身上。哦,那是真实的。那样,在你心中就会有什么东西持定住你。“我的锚锚定了。”你在那里有东西拉着你;你知道你欢喜快乐。

查看圣经,看看他们在那个时代都做了什么。回过头来,看看是不是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你身上。看看他们以前所拥有的同样的经历是不是你的经历。如果是的话,那就没问题了。你就可以求你想要求的任何东西了。持守在神的道里,并求你想要求的东西,必定会赐给你的。
60

呐,我想要再多讲一节经文。我想我们没有时间再讲其他的经文了。也许明天晚上我会讲到的。这里有另一处经文是我想要讲的。在分开之后,在第14章,在确认那约之前,我们发现了一件很令人瞩目的事。也许明天晚上我会讲的。但确认这约……

呐,亚伯拉罕从那地上出来了,是的,他越过了幼发拉底河(你们很多人也那样,受洗了),越过河去到了那地上。呐,不要再退回去,回到埃及去。要呆在那地上。顺服,呆在那应许之地。瞧?要呆在圣灵下面,无论……
不要让你自己去模仿属世的某个人;你要去模仿他。瞧?要盯着他。查验他的生命。不要像某某人那样行事,苏西姐妹,或杰克逊弟兄,或无论是谁。不要看起来好像,不要像他们那样行事。你只要与主同行。“求你每天都用爱充满我的路径,如同我在与天上的鸽子同行。”只要跟他呆在一起。看看它会怎样使你甜美,并把所有属世的东西砍掉。哦,你不会在乎人们怎么说的;你正在与主同行。
61

不久前,我和我妻子去到我们那片地区的杂货店。哦,当然,他们在加利福尼亚州不会那样做,但在我的那片地区……我刚从我去到的某个地方回到家,我相信,是在岛上,在加勒比海的岛上。我回到家,我妻子就说:“哦,亲爱的,我很高兴你回来了。我们必须要去趟商场,去买些杂货回来。”

我说:“好的,我们动身吧。”我出去,发动那辆老爷车,然后我们就出发了,去商场。哦,我在路上,注意到,我看到。过了不久,我们看到了我们曾见过的最吓人的一幕。当时是在七月,八月份,差不多那时候,是在我们的地区。我看到一个妇人穿着长裙。我想:“这岂不是很奇怪吗?”瞧?她穿着长裙。她们所有的人……裙子都穿的非常短。无论她们是不是要做妈妈,她们都跟随着潮流。她们中的一些人……她说……我说:“瞧,那看起来岂不是很像一个妇人吗?她穿着裙子。”我说:“这岂不是很奇怪吗?自从我回来,我没有看到一个人,我相信。”(瞧?)我说:“岂不是……”
她说:“比尔,我想要问你件事,”她说:“呐,你认识那个站在街角的女孩。你也晓得她去上哪里的教会。”
我说:“嗯哼。”
她说:“哦,为什么那是我们……他们那些人就跟我们一样。”
我说:“是的,就跟我们完全一样。”
她说:“哦,为什么他们不是……他们很敬虔。他们去教会,做像那样的事。为什么在我们里面有什么东西不让我们那样做呢?”
我说:“哦,我们是……”
她说:“哦,他们都是美国人,就跟我们一样。”
我说:“那就是问题所在。他们是美国人,而我们不是。”
她说:“什么?”
我说:“不,我们不是美国人,不。”
62

如果你去过德国,你就会看到德国的灵。瞧?德国有一个国家的灵。你去到瑞典,你就会看到瑞典的灵。呐,当我在德国时,我们举行(阿甘布莱特弟兄就在这里的什么地方)……我们举行了一场伟大的聚会。我们平均一天晚上就让大约一万人悔改,在五个晚上,他们就登记了有五万德国人,共产党员等等,去到了基督面前。

后来我走在街上,在那里,那些圣徒们手上拿着一大瓶啤酒,喊着:“荣耀,哈利路亚。赞美主。”我走过去,坐在桌子边,一个神圣、敬虔的家庭,他们都倒满了啤酒。我想:“我的天哪。”都像那样,他们……我也在那里吃饭。他们所有的人开始用德语彼此交谈。他们看着我。呷亘布奥博士说:“他们奇怪你为什么不喝下你的啤酒。”
我想:“哦。”我说:“我怎么说,你就怎么说。”我说:“我猜这没问题。但你瞧,我是出生在一个拿细耳人的出生之下。我不应该抽烟,嚼烟草,或喝酒。”
哦,那没问题,“赞美神,”然后他们就继续喝酒。那就是德国。
63

我去到意大利。他们不会给你送水的,是酒。我去到药店,想要给自己买些蒸馏水。是装在一个水壶里。它有一个……好像葡萄酒一样,外面包着东西。我猜任何人都会想我是带着自己的牌子的酒。所以我去到各地,就从那个水壶里喝水,一直都那样(瞧?),那个蒸馏水。我不想要他们的酒。不,但你瞧,那就是意大利的灵。

你去到芬兰。我在那里,他们把我带到那里,给我……他们说:“我们要去到基督教青年会宾馆,去洗个桑拿。”那就是芬兰的浴室。当我去到那里时,我想到了一些让人感觉非常古怪的事。我说:“我相信我不会洗的。”无论怎样,当我们所有的弟兄进到那里去时,走过来了一个头发亚麻色的女人,手里拿着几条大毛巾,在那些剥光了男人们中间走来走去。我说:“嘿,嘿,不要那样做。”她看着我,有点发笑,然后继续走。而他们在那里,让那些女人给那些男人们擦背。我对马尼恩博士说:“这是不对的。”
他说:“哦,他们只是搓澡的女人,就好像你们美国的护士一样。”说像那样的话。我说:“我不在乎是什么;神从未有意要使事情成为这样的。”是的。但那是在芬兰。瞧?
64

而你来到美国。当我……有什么人曾到过欧洲和罗马,曾去过圣徒安吉洛的墓地吗?甚至在意大利,这对我们的国家来说也是一种羞耻。那里立着一块牌子,就是在圣徒安吉洛的地下墓穴旁边,写着:“美国女人,当你们进入这里时,请穿上衣服以示对死者的尊重。”哦。

阿甘布莱特弟兄和我一起坐在那里吃饭,我们正在津津有味地享受一块好牛排,直到美国小姐突然现身了,她手上戴的珠宝足够挂满这里的一毛钱商店的,叼着一只那么长的烟,戴着像这样的眼镜,牵着一只卷毛狗,坐在了桌子边。哦,那真使你感到羞耻,一个本应该成为基督信仰的国家。
那不能弄出基督信仰来。不,先生。我们不是美国人。我们生活在这里。作为国家公民,人,我们是生活在这里,据人们所知,这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国家。但我要告诉你们……就好像法国大革命时的圣女贞德一样。法国人钉死了一个革命家,但后来又钉死了一个反革命家。那就是美国人所需要的。需要一场革命和反革命(是的。),来纠正在教会中的一些东西和人们的生活。民主是对的,但在民主当中,我们需要一场革命来把事情纠正过来。那是完全正确的。
哦,如果我们是美国人,作为自由的美国公民,那是我们该感恩的。
65

我对我的妻子说,:“但你瞧,我们是从另一片土地来的,亲爱的。”

她说:“另一块什么样的土地啊?”
我说:“从天上。我们是从上面生的。因此,在上面……”我说:“美国人?是的,他们每一个人都在那么做。他们出去抽烟,穿不道德的衣服,男人吹口哨,举止失常,盯着女人看,做坏事,等等。”我说:“那就是美国人。”是的。那就是美国人:卑鄙下流。瞧?是的。出来并盯着别人,看起来肮脏、龌龊、不敬虔、下流。却去到教会,成为执事,甚至是传道人(是的,是那样的。),去到教会,行事……还称自己是基督徒,却行像那样的事吗?发生了什么事?他们都是美国人。那是美国的灵。
你们为什么晚上呆在家里,从电视上看笑话,那甚至是连一个喝醉酒的水手都不会讲的东西,看那些未经审查的节目,以及各种各样的肮脏无聊的东西呢?有的老母亲、老父亲都快要去世了,却给他们一台电视,让他们呆在家里,不去上教会。他们所需要的是再回到祷告会中,回到神面前。是的。难怪我们已经准备好了原子弹,上面都刻着我们的名字。我们是罪有应得。那是完全正确的。我们做错了,我们犯罪得罪了神。神赐下他的圣灵走遍这地……
66

不久前,在我们的城市,有一个妇人,正在到处转悠。她有一个儿子。她到处找……她进到一家一毛钱商店。她摇晃着那些小东西,说:“看到这个了吗,宝贝?看到这个吗,宝贝?”那个小孩只是坐在那里发呆,呆呆的。她说:“看到这个了吗,宝贝?瞧这里,这个不是很漂亮吗?看到了吗?”那个小男孩只是呆呆的。最后她变得歇斯底里,她仆倒在柜台上。

在店里的一些人想要看看她出了什么问题。所以她说:“哦,不,那不可能是正确的。”她说:“我的儿子。他刚刚……一年前,他得了某种病,他只是坐在那里发呆。任何本应该引起他这个年纪的小孩子注意的东西,都无法吸引他。他只是坐在那里发呆。”她说:“现在,医生说他好多了,但是他没有,我给他看一些本应该会引起小孩子注意的东西,他都视而不见。他还是呆呆的。”
67

那也正是教会所做的事。神把人们所能想到的一切祝福都赐给了教会。他有尔罗·罗伯茨,葛培理,各种各样的神迹奇事;但教会只是坐在那里说:“哦,然而,我属于这个。你瞧?”只是坐在那里,呆呆的。教会在精神上、属灵上就是有什么地方出错了。是的,先生。

你们太属地了,好像一只鸡一样,不是一只鹰,一只鸡只会呆在地上,是一种属地的种群,只会在谷仓里刨食吃;不敢去吃属天的鹰的食物,那是一种属天的鸟。瞧?但教会堕落得就像鸡一样,到了一个地步,只关注世界和属世的事了,贪恋在像那样的东西上,并把那些带进了教会,使信仰社会化,哦,那太糟糕了。
也许在这之后,你就不爱我了,但弟兄,在审判的那日,你的血不在我手上。就是那样的。是的,你就会知道这是真理了。你可以随心所欲地对待这个,这是你的事,但……
68

我说:“天国的子民是从上面的神的灵而生的,不是从这下面生的。无论是犹太人,法国人,或美国人,无论是什么人,他们都不是属于这地的。他们都是那个天国的民众。因为我们凡宣称是基督徒的人,我们都是在清楚地宣告我们是在寻求一座城,它的建造者和设计者是神。我们在寻求一座将要来到的城。我们声称是客旅,在这个世界上是陌生人,到处在寻找,寻求那座将要落到这地上的城,就像在天上的一样,盼望神的应许成就。那才是亚伯拉罕的种子。

亚伯拉罕把自己从所有属地的事情中分别出来,去到了一个陌生的国家,他宣称自己是个客旅,一个陌生人。他不属于这个地方。他是在寻找那座城,他找遍了荒漠等等地方,一直在寻找那座城。亚伯拉罕的所有种子也会做同样的事情,放下一切重担,宣称我们是客旅。我们不是教会成员;我们是客旅。我们不会像世人那样行事。我们是客旅和寄居的。对世上的事情来说,我们行事古怪。我们正在寻找一座城,它的建造者和经营者是神。
69

我问你们,基督徒朋友们,问问你们,罪人朋友们,如果你今晚就要死了,那会怎样呢,美国能救你吗?从今晚开始,一万年后你会在哪里呢?也许明天早上,你会在哪里呢?你的归宿也许今晚就会被封印了。你不知道。让我来警告你:与神和好。让一个灵……要开始跟随从天上降下来的圣灵所赐予的属灵的事,在那里有圣洁,在那里有神的天使,在那里有耶稣基督站立在神的右边,有庄严,荣耀,圣洁,和神的大能。那样你就会像一个陌生人一样在这里行走,因为你是个外星人。你不是属于这个世界的。

“小子们,你们不是属这世界的,就好像我不是属这世界的一样,我为你们祷告。”瞧,耶稣为他的教会祷告,因为他们不是属这世界的。他们不是属这世界的。我不在乎,你不是个美国人,你不是个瑞典人,你也不是个欧洲人,你是个基督徒。如果你是个基督徒,你的灵就是从上面生的;那就会使你生活圣洁,想要成为圣洁,想要行事像基督,像神那样行事。你的全部渴望都是在天上的,不是属于这地的。
70

(再多做一个解释,如果你们愿意,就一会儿。我们只有十分钟了,就要到结束的时间了。),后来,当罗得做出了他的选择时,发生了什么事?发生了什么事?混乱立刻就出现了。是什么?一些王下来,抓走了罗得,带走了他(所多玛),抢走了他们的妻子,抢走了一切东西,就离开了。

注意看在第14章里的亚伯拉罕。被基督祝福的圣灵在他身上,他就去追赶他堕落的弟兄,基督的灵在亚伯拉罕身上,他去追赶他堕落的弟兄,并把他带了回来。亚伯拉罕,这位公义的传道人,去追赶他堕落的弟兄,宗派弟兄,并把他带了回来。把他带回来,给了他第二次机会在撒但将他带出来之后,再一次将他带回到团契中。
71

罗得,他给出了怎样的回应?他有去……他有去对亚伯拉罕说:“我父亚伯拉罕啊,我错了,我知道我错过了那个祝福。我被引诱偏离到了那里,去到了世界上。现在,我知道了。我知道你把我带了回来。我很感激这个。我要去跟主走被人蔑视的少数人走的道路。”不,他又回到了所多玛城里,在所多玛被污染了。对吗?

但看看亚伯拉罕(现在就要结束了。),那是怎样的一件美事。当亚伯拉罕杀败了诸王回来时,注意看发生了什么事。麦基洗德出来迎接他。麦基洗德,就是那位撒冷王,平安王,公义王。
72

他是谁?他无父;无母。他不是耶稣,因为耶稣有父母。但这个人无父,无母。如果你想要把这个写下来,是在希伯来书第7章。他无父,无母,无生之时,无命之终。他是撒冷王,就是耶路撒冷的王,就是平安王,就是公义王;无母,无父,无族谱,无生之时,无命之终。

那是神。肯定是的。他以麦基洗德的样式下来,他迎接亚伯拉罕(注意,这是一个美妙的部分。),战斗结束了。亚伯拉罕,这位义的传道人,去到形式化的地方,去到不敬虔的事情里,为了他的弟兄冲出去,把他带了回来。“出来,弟兄,出来。”亚伯拉罕的复兴带来了什么益处吗?没有。罗得又一次堕落,回到了所多玛城中。他在那里跟他的女儿等等一同灭亡在了羞耻中。他在那里灭亡了。
73

但之后亚伯拉罕(属神的真实公义的人),他得到了复兴,争战结束之后,麦基洗德迎接他;亚伯拉罕把所得的十分之一献给了他。麦基洗德用什么服侍了他?酒和饼,圣餐,在争战结束之后。耶稣说:“我不再吃这饼,喝这杯,直到我在我父的国里跟你们喝新的那日子。”当争战结束后,神的仆人,有一天麦基洗德,这位伟大的平安王,天上的伟大的王,他无父,无母,无生之时,无命之终,没有生命开始的日子,也没有结束的日子,在争战结束后,他会来迎接我们,用圣餐服侍我们。

哦,亚伯拉罕的种子,愿神祝福你们的心。你能成为亚伯拉罕的一个种子,能成为神的一个仆人,争战反对属世的事,岂不高兴吗?哦,看到你所爱的教会完全堕落到了世界中,那会使你的心有怎样的感受啊,你伸出手去,像那样拉它,试图摇动它,给它指出来。但它还是又滚回到了同样的境况里面。瞧?但记住,
当争战结束时,我们必戴冠冕!
我们必戴冠冕,是,我们必戴冠冕!
当战斗结束时,我们必戴冠冕,
在新耶路撒冷。
戴冠冕,戴冠冕,
戴光明闪亮的冠冕,
当战斗结束时,我们必戴冠冕,
在新耶路撒冷。
74

在肯塔基州那里,就是我出生的地方,在那个宣教浸信会里,我看到在他们和五旬节派之间的唯一区别就是最初的说方言的证据。我看到那些老妈妈们,戴着旧帽子,像那样,头发上夹着那些旧发夹,像那样。他们站在那里,站在那里唱诗,挥动着那些旧帽子,泪水从他们的脸颊上流下来,尖叫、哭泣,并看到神的异象。“当战斗结束时,我们必戴冠冕!”他们今晚就在那故土等候,在那里等候复活,因为:

凡信主而死的人都必在那早晨复活,
那荣耀光辉灿烂何等快乐!
蒙拣选得胜的人,都在天空一同相会,
在那边点名我亦必在其内……
我想要亮出争战的记号。我想要……你难道不想要帮别人得救吗?
75

有一次,凯撒要举行一次大宴会,进行一次大阅兵,他说:“我想要一个有尊荣的人,坐在我的旁边,驾车。”所有的军官们都擦亮他们的盾牌,修正好他们的羽毛,把宝剑磨得闪闪发亮,他们像这样正步经过凯撒身边,身上穿着他们的大宗派服装,像那样走过去。“凯撒,看看我是谁。”凯撒坐在那里,看着他们,看着他们。

很快过来了一个穿制服的小个子,遍体鳞伤,有点低着他的头。凯撒说:“等一下,到这里来。”他说:“你为什么会弄得像这样遍体鳞伤。”他说:“你从哪里受的这些伤?”
他说:“在外面的战场上为你争战受的。”
他说:“上到这里来;你才是那位应该坐在我旁边的人。”是的。
保罗说:“我身上带着耶稣基督的印记。”当争战结束时,当有一天,我们传讲完最后的讲道,最后一次合上这圣经,唱完最后的赞美诗,祷告完最后的祷告,那时……有一天,争战会为我而结束;争战会为你而结束。不需要担心,因为我们会遇见麦基洗德,那位伟大的大祭司,神的大祭司,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当争战结束后,他会坐下来,用圣餐来服侍我们。趁着还有时间,让我们尽我们所能地抓住那些罗得们,等等,竭力把他们从所多玛拉出来,因为我们必须要那样做。
76

当我们低头一会儿,做祷告时,愿主祝福你们。请你们低头并闭上眼睛。我想要问你们一个真诚的问题,只问你们一件事。你是基督徒吗?如果你不是,你愿意举起手来,说:“伯兰罕弟兄,我滑到路边上去了,我想要再回到神面前。我想要,我想要更新我的团契。我下到了埃及。我想要被更新,我想要回到应许之地。伯兰罕弟兄,今晚当你要结束聚会时,请为我祷告。”你们愿意举起手来吗?神祝福你,神祝福你,神祝福你。在楼道上的呢?在楼道上的人,有人要说:“伯兰罕弟兄,我曾有过得胜。我以前也是个敬虔的人,但不知怎么的,杂草和荆棘等东西把我给挤住了。我没有在我应该在的位置上,我知道我不在了。请为我祷告,伯兰罕弟兄。”

77

好的。愿神祝福你,先生。愿神祝福你。还有别的人吗?

这里还有人从未为基督而站立过,对重生还一无所知,从未领受过圣灵的吗?你还不是神的孩子,你知道如果神今晚来到,差派耶稣来到这地上,你肯定不能跟他一起去到被提里,而你作为一个罪人,想要在祷告中被纪念吗?你愿意举起你的手来,说:“弟兄,请为我祷告。”吗?神祝福你,年轻人。神祝福你。好的,很好。神祝福你。还有别的人愿意举起手来,说:“请为我祷告,伯兰罕弟兄。我不想要像这样离开这地。”吗?呐,瞧,无论你在你生命中做了什么,你必须都要把它留在这地上。只有你事先送到荣耀中的东西才算数。
78

如果你还不是个基督徒,为什么不举起你的手来呢?我看到一个十多岁的小男孩,就在生命的十字路口时,举起了他的手,说:“我想要认识耶稣,做我的救主。”求神使那个孩子成为一个传道人。我看到一个年轻妇人在后面举起了她的手,也只是个十多岁的小女孩。就在一切……处在这罪的混乱和世界的荒唐里,然而一个年轻男人和一个年轻女人举起了手。“我想要认识耶稣作我的救主。”圣灵知道他自己的人。呐,你不能那样做。弟兄,你也不能那样做,姐妹。除非神对你说话了。这里有一些东西。

呐,记住,当你举起手来时,你就打碎了科学所定下的一切科学规律。科学说,你的手是必定要下垂的。地球引力会拉着你的手向下,就好像把你留在地上一样。所以,当你举起手来时,那表明了在你里面有一个灵,能够打破地球引力。就是在你里面的那个灵做出了一个决定。“我想要认识基督。”你就向你的造物主举起了手。若不是他站在你旁边,你不可能会那样做的。“若不是我的父先吸引人,就没有人能到我这里来。凡父所赐给我的人,必到我这里来,到我面前来的人,我一个也不会丢失。我要赐给他永生,并在末世要使他复活。”何等的应许!当你举起手来时,你是在做什么,那是为神而做的。
79

呐,当我们低头作祷告时,如果你感觉有带领,要与神更加亲近,如果你愿意让我们跟你一起祷告,如果你注意,你就会看到在医治聚会中……神知道人的心,他使瞎眼的得看见,聋子听见,瘸子行走,赐下救恩。他今晚还是同一位神。你愿意走到这祭坛上来吗?你愿意走到这台上来,说:“伯兰罕弟兄,我现在接受他,这是我当做的最伟大的事情。我想要接受基督作我的救主。”让我们来祷告。

80

我们的天父,这道锋利、真实,主啊,它砍伐得很厉害,但人们仍然耐心、甜美地坐在这里。父神啊,求你打下这根基,让这些基督徒们知道,他们没有失去他们的约。这约是无条件地赐给他们的。但如果他们不回到这应许之地上,他们就失去了他们的奖赏。失去了喜乐,世界开始爬进了教会中,我们看到事情在怎样变化。这都是照着你的道。父啊,我们没有办法能使它停住,父啊。但我们竭力要让那些愿意的人前来,因为我们相信这是十一点的呼召了,午夜的呼唤就要被赐予了。科学说还有不到三分钟就到午夜了。那时,整个世界都会被撕成碎片。如果某个狂热的人今晚放出他们的炸弹,出现在某一个雷达屏幕上了,会怎么样呢?在这世界上的每一个国家都会放出他们的炸弹。父啊,这世界就无法生存了。

但在这事发生之前,你做出过应许,我们会离开的。所以也许这在明早之前就会发生。卫星……这个世界一下子就会完结,我们可以科学地看到;因此,如果事情是那么近了,你的再来更是何等近了,因为你会在那之前来到。教会的被提,我们不需要站在审判中。你为我们付清了赎价。我们在你里面,就会远离审判。“当我看到那血时,我就会越过你们。”
81

父神啊,求你祝福你的教会,让他们知道我们正在竭尽全力,为要看到一个真正的五旬节教会,被你的圣灵所充满,有神迹奇事在运行。他们很多人都举起了他们的手,见证他们从那条旧路上偏离了。父啊,我祈求你今晚再把他们从埃及带出来,远离埃及的大蒜和韭菜,去到旷野中,跟神在那里一起吃天使的食物。父啊,求你应允。我们是走在去往荣耀的旅程上。

父啊,我为这个年轻的男人和年轻的女人祈求,他们今晚举起了手,这个十多岁的男孩和这个十多岁的女孩。哦,神啊,他们温柔的心,我祈求你带他们远离那永恒的火。主啊,求你应允。愿他们甜美地来就近你,并把他们的生命献给你。主啊,求你应允。他们是你的。无论怎样,今晚我所传讲出来的这些尖锐严厉的话语,我相信我是被带领这么做的,说出了我所做的事,并靠着你的圣灵说话,父啊,我祈求,你现在就祝福他们,愿他们甜美地来就近你。求你借着耶稣基督应允。
82

让我们仍然低着头,我想要唱一段歌。“我今听见救主呼召。”现在,如果你想要走到台上来,让我们单独跟你一起祷告的话,我们会很高兴那样去做的。只要低着头。所有知道该如何祷告的基督徒,请祷告。

我今听见救主呼召,
我今听见救主呼召,
我今听见救主呼召,
背你十架跟我行一路。
主领我何往……(你们愿意这样做吗?你们愿意上来这里跟这个年纪大的人一起吗?)
主领我何往,我必跟随。
他引领我,我必跟随。
(罪人朋友们,你们愿意上来吗?)
他引领我,我必跟随。
我必随主,随主行一路。
他引领我……
83

你愿意上来吗?只要跪下来。你们这些孩子们,亚伯拉罕的种子,走了属世的路,下到了埃及,我们不是要让你加入这个教会。呐,我们是要你回到这应许上。你们愿意回来吗?你们在下面的年轻女人们,你们年迈的母亲过去拥有她们所谈论的那种经历。你们听过她哭喊并祈求神。也许你们跟随着她去过坟墓。如果你不在那里,母亲会很惊讶的。罪人朋友,现在就上来吧,好吗?今晚就走到这台上来吧。

随主,随主,行一路。
必随主到客西马尼,
必随主(如果你愿意随他到客西马尼,为什么不上到祭坛来跟他一起呢?)到客西马尼。
必随主到客西马尼,
我必随主,随主行一路。
84

现在,当你们低头时……这个年轻人,还有他们已经来到了祭坛上,跪了下来。呐,我想知道,这里还有多少人……巴不得你们一些基督徒仍然对失丧的魂有一个负担。呐,如果这里还有其他罪人,或别的人在寻求神,请你上来;你们还对这些人的魂感兴趣的人,现在圣灵把你们带到这祭坛上,你们愿意上来吗?你们中的一些母亲和父亲,请张开双臂抱住这些孩子们,对他们表明你们爱他们,你们想要他们成为神国的子民。当我们再唱这歌的时候,你们愿意上来吗?“我要随主行一路。”你们愿意来跪在这祭坛边上吗?罪人,现在就与他们一起上来吧。退后的人,你们也跟他们一起上来。如果你们愿意,只要来跪在这祭坛边。

跟随他,我必越过审判。
跟随他,我必越过审判。
跟随他,我必越过审判。
我必随主,随主行一路。
85

呐,不是要回头来责备教会,我只是想要向你们基督徒表明我的意思。罪人们在这祭坛上,这里至少有三百人举起了手,表明他们是基督徒,而我祈求人们来到这祭坛上,却只有两三个人回应。你们还看不出来教会是死的吗?教会里,不再对失丧的魂有热忱了。如果这事发生在肯塔基州的老宣教浸信会,当那个妇人从后面那里站了起来,走到了祭坛上,会有大约十五或二十个老妈妈围着她尖叫,大喊,为此而感谢神。瞧,我们失去了我们的兴趣。我们变得冰冷并退回去了,只有等候审判了,就是那样,那会被吐出去的。

……越过审判。
我要随主,随主走一路。
他引领我,我必跟随。
他引领我,我必跟随。
他引领我,我必跟随。
我要随主,随主走一路。
86

当音乐继续弹奏时,让我们低头做个祷告。呐,在祭坛周围的人,请按手在这些孩子们身上,在这些人身上。让我们低头。主耶稣,怜悯的神,请你来。主啊,求你快来。我相信这个时刻快要结束了,在美国的复兴要终止了。我们只是从一场已经燃烧过的复兴田地里拾取麦穗。主耶稣,我为这些今晚来到祭坛周围的儿女们祈求,愿圣灵能找到一颗诚实的心,把他们拉向祭坛。在你的道中记着,“凡到我这里来的人,我必永不丢弃。”主啊,求你赐圣灵给他们。父啊,我祈求你祝福他们。求你赐给他们圣灵的洗,赦免他们的罪。

求你赦免教会和人们的过犯,使我们可以成为一个“火热”的教会,主啊。不只是一个宗派的混血儿,而是一个真正重生的神的儿女。主啊,求你应允。主啊,求你赐给我们复兴,否则就把我们从这地上抹掉,这就是我们的祷告。父啊,愿复兴来到,否则就带走我们。我们的心无法忍受那个。
87

求你差派我们去到遥远的事工场上,在那里有成千上万的人,只要听到关于耶稣的一个字,就会拥向祭坛,尖叫呼求怜悯。今晚,在我们自己的祖国,却无法学习或去得着这真理的知识。父神啊,求你拯救那些能够被拯救的人,我祈求你,现在我要下去按手在他们身上。愿圣灵临到,主啊,当我们祷告时,奉耶稣基督的名,求你震醒这些年轻的会众。牧师,请继续祷告。我要下去为他们祷告。[一个弟兄说话,并带着会众唱歌—编者注。]

随主行一路。
他引领我,我必跟随。
他引领我,我必跟随。
他引领(这就对了,年轻人,请举起你们的手来,相信并接受他。圣灵现在就在这里跟你们在一起。)
我必随主,随主行一路。
88

是什么使你来到祭坛上的?是神把你带到这祭坛上来的。除了承认你的罪,你还能做什么呢?那承认自己罪的,神是公义的,必赦免他们。要信靠主耶稣基督。呐,要接受他作你个人的救主。你知道他赦免了你的罪。年轻人,如果你接受主耶稣作你的救主的话,他就会赦免你的罪。你无法靠着你自己来到这祭坛上……你不能靠着你自己的能力上来。先生,你来这里悔改,第一个上到祭坛上来的人……他会把你的习惯拿走,使你在他里面成为一个新造的人吗?你愿意现在接受他……你愿意接受他作你的救主,并相信他会赐给你圣灵的洗吗?

89

年轻人,你愿意做同样的事吗?你愿意接受他作你个人的救主吗?请举起你的手来,说:“他是我的。我现在相信主耶稣基督。”就是那样。那就是了。是那样的,那就是该行事的方式。你们其他人在这里围着祭坛……可以相信他,相信他会照着他的道接受你,他会使你……无论你对他承认什么,都要相信他会做的……会被赦免,并预备好那样去做。你们相信吗?如果你们相信,请站起来。“凡在众人面前承认我的,我也要在我父并圣天使的面前承认他。”是的。神祝福你们。阿们。那就是你的承认。赞美归给神。当战斗结束时,我们必戴冠冕。当战斗结束时,我们必戴冠冕。

当争战结束时,我们……(现在请到祭坛这里来,并与这些人握手。来吧,跟这些人握手……)我们必戴冠冕,
当战斗结束时,我们必戴冠冕,
在新耶路撒冷。
必戴冠冕,必戴冠冕,
必戴光明华丽的冠冕。
当战斗结束时,我们必戴冠冕,
在新耶路撒冷。
90

我想要问你们一件事。你们愿意看到人们上到祭坛来,与神和好,那也是我们的盼望。呐,瞧,这些人能怎么做呢?是什么能洗掉我的罪呢?只有耶稣的宝血。是什么把他们带向这祭坛呢?“若不是我的父先吸引人,就没有人能到我这里来。”是神拉着他们。他们能怎么做呢?来承认,“我是个罪人。求神为了基督的缘故赦免我。我是你的,你是我的。”然后转向会众,说:“我接受耶稣作我个人的救主。他是我的。”

“在人们面前承认我的,将来我在我父和圣天使的面前也要承认他。”
91

今晚,你们上到祭坛来,想要接受他并相信,以及已经接受了他的人,从此刻起,你保证会为他而活,请转向会众并举起你们的手来。你们每一个来到祭坛的人,这个年轻人和这个年轻女人,在这里的,这位年长的男人,请举起你们的手来,说:“现在我相信,我接受他。”呐,我想要教会上来,跟他们握手,并告诉他们你很高兴他们是基督徒。来吧。你可以那样做到。只需要花你一秒钟时间。请握握手并告诉他们,你很高兴,你将会为他们祷告的。为你的教会做出选择。

当战斗结束时,我们必戴……(当战斗结束后,你也会得着圣餐的。)冠冕,是的,我们必戴……
现在,我要把这聚会交给你们的牧师。神祝福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