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0207 盼望

1

晚上好,朋友们。今晚能再回到长滩这里,在接下来的这个周里度过这段聚会时光,真是一个荣幸。知道在接下来的这一长段时间,我都将呆在长滩,这有点让我吃惊。我记得,阿甘布莱特弟兄,当他打电话给我,说到从凤凰城来到西海岸时,他要求我一晚上在洛杉矶,一晚上在这里。后来,我发现我必须要一个晚上,哦,我的意思是在每一个地方要呆一个周,对不起。后来,我发现我要在这里两个周:从星期天到星期天,我相信是:从周二到周日,再到周日。现在我们盼望着能度过一段美好时光。呐,我们在主里唯一能度过的大好时光,就是当我们大家一起敬拜他的时候。我们必须那样做。

呐,今天我跟牧师谈话,问他想要什么样的聚会,我们在盼望的是一次复兴,还是我们要有一场医治聚会呢?他说:“就按照主的带领吧。”那跟我猜想的差不多一样好,正如我所祈求的。那正是我们想要的,你知道,就是去到主的带领上。那样,如果神有正确的道路,那一切都会很好的。
2

这是……我想这是我第二次来到这个会堂。我想这就是我们曾来过的地方,是吗?吉恩弟兄,在大约两三年前的某一个晚上来过这里,或什么时候。几年前,是的……那时是我第一次来到西海岸,我曾去到过这里的市政礼堂那里。从一开始,我就有点觉得好像我是你们中的一份子,不仅仅是因为我来过这里,而是因为我也到过你们找到救恩的同一个地方,就是各各他。那是我们……我知道的唯一泉源就是各各他的泉源,在那里神将他的祝福倾倒在人类身上,就在那里我接受了我的救恩,就是在主耶稣的宝血下。

3

呐,若主愿意,我想要看看有多少人想要得到代祷,想要在某个晚上举行一场医治聚会的?我们是不是可以举起手来,让我们看一下。哦,无论如何,这个教会中有很好的一小群人,想要有医治聚会的。那么,哦,明天晚上,你们觉得在明天晚上举行一场医治聚会怎么样,这好吗?好的。我会让这里的小伙子们分发大概六到三十张祷告卡,或像那么多,那样就不会妨碍其他部分的聚会了。因此,若神愿意,明天晚上让我们来为病人祷告。

然后我们要看神怎么带领,接下去,看有多少……你知道,在一个像这样的小型教会聚会中,我们可以用一个晚上为所有的病人祷告。所以在这里十三个晚上,一定会有一次很好的医治聚会的。所以,如果人们进来,病人不断涌入,哦,当他们进来时,我们会不断地为他们祷告的。
4

呐,也许在接下来的这个周,或者在接下来的下一个周里,若是主的旨意……我刚讲完了,在我看是今年的旅行之前,在我的会堂里,我刚讲完了启示录里最后的七个教会时代系列。若是主的旨意,也许我想要用下一个周来讲讲启示录里的四个骑马的人,每一个晚上来讲一匹马和一个骑士,它代表着什么,以及我们所生活的时间。

我认为,应当是……我们都应当对即将出现的事情感到警觉。那就是现在的教会所缺少的,就是做好预备的警告。我相信,其实教会四十年前的境况要比今天更适合于基督的再来。四十年……那天,我在西部宾馆讲道,是在全福音商人会上,讲到教会是如何在四十年中跟在旷野中一样迷失了道路。但现在,老战士已经去世了,我们应当自己团结起来,开始为了神的国而继续向前,去得到全部的祝福。在这个周里,照着主的带领,我们要在这些主题上讲讲,就是要做好准备。
5

呐,一个传道人不能带来一场复兴。没有任何传道人能带来一场复兴。他不可能随身携带,他能做的唯一的事情就是对神和他的道忠诚,复兴必须要借着人们而来,去到你的家中,去到你的生命里。呐,一场复兴不是在教会中添加新的会员;而是复兴我们已经拥有的东西。“复兴”的意思是“带回来。”所以一场复兴……

6

几年前,我第一次站在这里的一大片水域面前,就是密歇根湖。我刚刚在宣教浸信会中被任命。当时我大约二十或二十一岁。我上到那里,当时他们在湖边举行了一场伟大的复活节太阳升起聚会。我跟保罗•雷德很熟悉,他本来应当在那次聚会上讲道。当我在芝加哥时,我想要去拜访那个教会。那是我第一次看到那样大的一片水域。

我去到湖滨马路那里,我在那里站了一会,我注意到那些波浪上下翻腾,不停地涌动。我想:“波浪为什么如此兴奋呢?都是为了什么这么兴奋呢?”那些小波浪开始翻腾,然后涌动,成为更大的波浪,并彼此相撞在一起,然后分开,泡沫就会飞溅,然后波浪再退回去。然后我看到大的波浪再涌过来,拍打在岸上,就好像你们过去在这里一样,但对我来说,那是一些新的东西,一个被陆地包围的仆人。所以我注意到多么……
7

我说:“哦,必定是这湖在经历一场复兴。必定是那样的。湖水正过着一段美妙时光,不断上下跳动。”我想:“这很好;太好了。”但你知道,我想:“哦,我想知道,当湖水在经历一场复兴时,水是否会变得更多点呢?”我想:“不,现在跟湖水完全平静的时候相比,湖里没有多出一滴水来,一滴也没有。还是同样多的水,但只是在经历一场复兴,上下跳动。哦,这有什么益处呢?”后来我发现,当湖水经历一场复兴时,并象那样上下跳动,就把所有的垃圾都清洗了出来,吐到了岸上。那正是教会所需要的,就是一场复兴:把所有的世界和世界上的事都洗掉,那样它就会看起来很干净了,又会很漂亮。当湖水完全平静下来时,还是同样多的水。

但是什么导致了海在那样做,是因为有一阵风吹来,开始吹起波浪,吹在水面上,把水吹起来。哦,那也是这个教会今晚所需要的,就是一阵大能的风下来,再吹下来临到教会,使教会复兴,把所有属世的东西除掉,把所有属世的东西都除掉。那样教会就会开始一场复兴。然后当一切都稳固时,教会就会进入到一种境况中,开始接受从神而来的属灵的恩赐和祝福,那就是我们想要的。
8

我不相信我们所盼望要来到的复兴会以我们在盼望的时髦方式来到。它总是跟我们所盼望的相反。基督的到来是不同的,施洗约翰也是。哦,如果有什么人想……在约翰的时代里,我猜是否有一些解经家会这样说,“在旷野有人声喊着说,预备主的路,修直他的道。”我能想象他们中的一些人认为神会从空中放下梯子,让一队天使护卫着下到地上来,某个大有尊严的先知会从荣耀中走下来。那情形会是如此伟大,以至于所有低洼的地方要被升高。所有高的地方要被降低。众山会跳跃像公羊,树叶要欢呼拍掌。那将会是怎样的一件大事啊。在那个时代,人们必定会看到的是……但事情真正发生时是什么样的?一个看起来毛茸茸的传道人身上裹着片羊皮,也许有三四个月没有洗澡过了,他从旷野中走出来,站在深到膝盖深的泥地中,呐喊着,“天国近了,你们要悔改。”那就是高处要被削平,低洼处要被填高。

9

人称之为伟大的,神称为愚拙。人称为愚拙的,神称之为伟大。所以,我们必须要做的就是回到神的计划中,并发现神到底想要我们做什么。我所知道的唯一方式就是祷告。祷告就是钥匙。那就是答案。祷告改变事情。祷告是最有利的武器,是可以用在对人的控制上的。没有任何的原子弹,或氢弹能比祷告更有能力的。祷告能改变神的心思。你知道吗?有一次就是这样的。

一个先知被差到在房间中的王面前,他走上前去,告诉他说:“主如此说,他不能从床上下来,他要死在他现在的地方。”以利亚去告诉了希西家王这话。我能想象所有的贵族都站在门口,农夫们站在外面的院子中,他们走进去说:“哦,神的先知啊,我们的王会怎么样呢?”
“主如此说,他要死了。”
他走到外面的士兵那里,“哦,伟大的先知,关于我们的王,主是怎么说的?”
“主如此说,他要死了。”那是对的;主告诉过他那话。他继续走,回到了他在旷野某处的小屋中。
10

希西家转脸朝墙,哭得很厉害,他说:“主神啊,我祈求你看顾我;我要在你面前存完全的心行走。我需要十五年的时间来使我的国家强盛。”你知道,看起来好像神应当对他说点什么,当他跟神说话时,神必须要告诉他。但神有他的行事方式。你必须要去到神行事的方式和方法上。只要我们想要把自己搅入到里面,那就不会管用的。我们不能彼此模仿;我们必须要独自生活在神面前。

呐,当然在那片地上最伟大的人就是王。在天上的最伟大的人也是王。那是这地上的最伟大的人在跟天上最伟大的人说话。因为他不是有意要成为那样的;他是个王。所以神就告诉以赛亚(那是他的先知),说:“你去告诉他,我听了他的祷告,我要加增他十五年的寿数。”呐,你可以想像那个先知回去时是多么尴尬,“你回来干什么啊,先知?”
“主如此说,他要活下去。”他刚刚走出门并说:“主如此说,他要死了。”然后回来说:“主如此说,他要活下去。主如此说,他要活下去。”为什么?什么改变了那个?是祷告。那就是秘密。祷告打开了门,祷告。“你祷告,无论求什么,只要心中相信,你就会得着的。要多多地求,使你的喜乐满足。”
11

今晚,让我们祈求神不是来撒下一点什么东西,而是从天上的塔倾倒出来,巴不得他来要摇动我们,把我们撕成碎片,然后回到窑炉中,重新塑造。巴不得能那样,那就是我想要的。我相信那也是每一颗内心忠诚的信徒想要的,无论需要付出什么。呐,随着聚会的继续,让我们把这个放在心中。“主啊,我不在乎需要什么,但我想要你来复兴我。如果有什么是我能做的,有什么是我不应当做的,有什么事是我已经做过的,只要把我撕碎并重新陶造我,使我能顺服你。”你若心中有那个决心,神肯定会出场,这就像我站在这个讲台后面一样肯定。是的。

12

呐,在我举行聚会的所有历史中,这是我能记得的第一次,我到了一个地步,只举行复兴会,而不是一场医治聚会。我很高兴这事是这样计划的。我原来想也许我们来到洛杉矶,在这里呆几个晚上,像那样来到这里,但最后却出乎计划之外,在神的伟大蓝图中有计划,让我来到这里,我猜,是要在一个教会中举行两个周的复兴会。哦,也许这就是神想要的样子,所以,我们就把这事交托给他。他是老板,不是吗?有多少人爱他?哦,你们都是……很好,看起来好像都是信徒。太好了。

哦,今晚让我们讲道,为明天晚上的医治聚会预备好我们的心。然后如果主愿意,在周四晚上,我们要开始讲传福音的主题等等。我们祈求神在星期天赐给我们一个很好的复兴,愿神的荣耀能浇灌在我们众人身上,愿神运行在我们中间,赐下大神迹大奇事,愿成百上千的人领受圣灵,并能去到各地。
13

呐,我们不是有意要说……一个真正的复兴,是不需要头衔以及像那样的东西的。不。在耶稣基督的生命中只有一样东西是缺乏的。我恨恶这么说,但他的确是那样的。耶稣只缺乏一样东西,那就是摩登表演。他不是个表演者,不是。今天,每一个人都必须要有一个大的头衔,吹嘘他们所做的事。那是自命不凡的人。是的。那不是神的仆人。神的仆人会谦卑,使自己退在后面。

当复兴临到时,注意总是会有什么事出现;当事情在耶稣的时代出现时,只是少数人,只有几个人。看看约翰在河堤上是怎样的,只有几个人从各地聚在一起,要听他讲的。大约有百分之九十九的人拒绝了他的信息并走开了。然而那是一次伟大的复兴,一个震动的时刻。神震动了很多东西,但人们却没有认识到事情已经成就了。瞧,神震动了他的教会。那复兴是给他的教会的。我相信现在教会正在被呼召出来。但关键,复兴是要再次恢复并把教会摇动回它的位置上。
14

有人说:“为什么你跟一帮五旬节派的,圣滚轮之类的人混在一起呢?”哦,这就是我要被差往的地方。我是他们中的一员。他们说:“你为什么不行那些神迹,为什么你不去到大的地方和更高的地方等等呢?”你是否注意到,这也是他们对我们的主所说的同样的话。他的弟兄们甚至对他说:“你为什么不去到该亚法面前,或一些大的地方表现你自己呢。如果你是这个人,这位基督,那就让他们知道你是谁。”

他说:“你们的时候常是方便的。”他没有跟他们一起上去。但他的时候还没有到。他不是一个表演家。我觉得这正是现今教会的问题所在;有太多的表演,而没有足够的基督。瞧?我们想要基督,而不是表演,基督,想要约束我们的心。当我们到那个地步时,就会发现神还是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他没有失败过。
现在,让我们低头一会,在我们就近他的道之前来就近这位作者。
15

我们的天父,今晚我们的确是一群荣幸的人,能在这样一个自由的国度里聚集在一起,我们可以在这里借着献上我们自己良心的奉献而敬拜神。我们为此而高兴,因为在我们的土地上有一扇打开的门,我们知道时间不会太长了,到那时候,这机会就会从我们这里被夺走。主啊,到那个时候,这将是一件伟大的事,因为那时神的爱会聚集我们,直到我们的心合在一起。

父啊,我为着在长滩接下来的聚会而祈求,也为了这个教会,就是被神所呼召出来的,在这里聚集在一起的神的儿女祈求。教会是人组成的身体。神啊,我们为这个牧师祈求。我祈求你祝福他,主啊,因为他张开他的手臂,他的心,为要开始一个复兴,愿他的祈求不会徒然。愿你在这个周里借着一场能点起火来的、席卷全地的复兴来回应我们,就在这西海岸的上上下下,主啊。
16

神的子民都知道,在以西结的时代,骨头连着骨头,外面长出了皮肤,他们就站了起来,但他们仍然需要被发预言,才能有生命进到他们里面。天父,我们可以组织,让教会聚在一起,手拉着手,让骨头连着骨头,然而需要一阵摇动之风的预言才能把生命再带给我们。父啊,我们祈求不仅仅是一个长时间的聚会,而是一个真正能摇动每一个人的心,每一个家庭,每一个教会,每一个会员的复兴,以至于圣灵能在每一个人的生命中进行支配。

主啊,愿工人可以从这里出去,去到街角和路上,不是脸上带着羞耻的面容,而是带着勇敢士兵的光芒:面容好像司提反一样,当时就像一座房子着了大火一样。他们都无法阻止他;甚至连犹太法庭都无法停住他。但他大声对他们喊叫:“你们这硬着颈项,心与耳未受割礼的人……”甚至死亡本身都无法停住他的信息。圣灵又找到大树的扫罗,并从未离开过他,神啊,你用火点燃了他,并把他差出去,使他成了外邦时代的一个使徒。这个人,当他要死的时候,他跪下说:“我看到耶稣站在神的右边,”看着他……
17

神啊,我们祈求你赐下圣灵,带着转变的大能,可以把决定放入聚集在这个教会中的每一个人的心中和脸上。主啊,求你应允,愿这成为一个寻找灵魂的时刻,因为我们认识到我们是生活在一个很迟的时刻,要比你想的更迟了。你说,你会在想不到的时刻来到,所以你随时都有可能来。

父啊,我祈求你来帮助我。我几分钟前刚讲到,要说说这四个骑马的人,神的医治,任何落入我心中的内容,主啊,我们都向你打开我们的心。主啊,愿你照着我们的需要来恩待我们。主啊,求你把所有属世的东西都从我们身上砍掉。愿你拿起你两刃的利剑,就是这道,分辨我们心中和头脑中的主意,把我们所缺乏的带到我们的记忆中。愿我们不停止祷告,直到我们看到我们的祷告蒙了应允。父啊,求你应允。求你为我的唇行割礼;对人们的心行割礼,使我可以讲,并愿他们听主的道。我们奉他儿子耶稣基督的名为了神的荣耀这样求。阿门。
18

主耶稣,我祈求复兴从此刻开始发生,愿每一颗饥渴慕义的心……呐,愿每一个人都预备好;不要去等邻居;这跟邻居没有任何关系,是我们自己。让我们禁食,祷告,呼求神。拿起电话,打给某个人;叫他们过来。引领着我们的孩子去祷告。把我们的家庭成员聚集在一起。只要敞开我们的心并说:“主啊,我们在这里。”

呐,为了预备好明天晚上的医治聚会,小伙子们会过来在大约6:30分发祷告卡。你们想要祷告卡的人,可以来并让生病的人上来围着我站立在这里。你们很多人参加过聚会;你们知道事情是怎样进行的。我会……最好让某个人坐在这里,用信心相信,坐在这前面,要比坐在后面好,因为有时候当我往后面看时,在这之间有很多人,到时候,那些通道,我是这么叫的,或者很多信心会从人们里面发出来,就会使人迷惑了。尽管那可以越过人群和数以千计的人。但我宁愿让病人上到这前面来,围在我所站立的这地方。
19

呐,今晚我想要讲一个主题……首先我想要从圣经中给你们读一节经文,是在路加福音2章26节。

在耶路撒冷有一个人叫西面。这人又公义又虔诚,素常盼望以色列的安慰者来到,又有圣灵在他身上。
他得了圣灵的启示,知道自己在未死以前,必看见主所立的基督。
呐,我想要用“盼望”作为主题。呐,在你有盼望之前,必须要有信心来伴随那个盼望。今晚在这世上只有两种原理控制着世界,那就是害怕和信心。俄国试图使每一个人都怕他们,我们试图使每一个人都对神有信心。这就是区别。只有两样东西控制着所有的国家,控制着所有的人,控制着所有的教会,控制着各人,就是惧怕或信心。
20

呐,惧怕没有任何价值,什么都没有。惧怕是无止境的,没有任何一点好的地方。如果我明天早上要被枪毙了,就要被枪毙了,那么惧怕又有什么用呢?对我又有什么益处呢?你说:“信心对你管什么用呢?”信心能释放我。但惧怕一点都不会帮助我。当到了枪要开火的时候,你只会让你自己完全激动起来,比以前更加紧张。所以,让我们有信心。信心能释放我,但如果不能,那惧怕又有什么用呢?只有持守住信心,并牢牢抓住它。接受神的应许并与神站在一起。

21

呐,当我们开始读这道并教导这道的时候……我从未脱离这道寻求任何东西。记住,你必须要在这点上信靠神,相信神会持守他的道。他会那样做的。如果他不做,他就不是神了。他是……神是无限的。当什么东西是无限的时候,就是……哦,没有任何方式能解释什么是无限。但我们是有限的。因此,我们可以说什么话,然后第二天或一个小时后,或五分钟后,我们就必须改变它,并说:“哦,我错了。”但如果神是无限的话,他就不能那样做。因为他做出了他的应许,他就永远都不能背弃那应许。他的应许永远都是最好的;他的决定永远都是完美的。如果那是完美的,那它就永远不能更完美,所以那必须要一直都是正确的。呐,因此,如果你有信心……

22

不久前我对一个医生说到了关于他的一个病人得医治的事。他说:“哦,比利,”(他是我的一个朋友。)他说:“毫无疑问,哦,那癌症以前还在那里。我为那个人动了手术,却找不到了,癌症就在他的喉咙里。”他说……他是那个医生的姐夫,他说:“癌症安全消失了。”有一些人在外面等待这个经营宾馆的人,当时我们正在举行聚会,他把这事告诉了每一个人,以及信心是如何成就这事的。他说:“是的,比利,我相信那个。呐,要拥有信心,我相信如果他出去摸一棵树并说他有信心的话……”

我说:“不,那不会管用的。”
他说:“如果他有信心的话。”
我说:“他没有信心的根基。”呐,触摸一棵树而拥有信心,那是迷信。你必须要有信心的根基。“信心是从听道来的,听道是从神的话来的。”呐,在……如果你只是接受它就像新闻报道之类的,哦,你就无法对它拥有信心;他们会犯错,因为他们是人。但这本圣经不会犯错。因为这是神的道,所以他必须是完美的。神不能比他的道更好,你也不能比你的话语更好。我也无法比我的话语更好。因此,当圣经说了什么话时,记住,问题就永远解决了。
23

如果神被呼叫出场,为要在某件事上做出某个决定,那他所做的决定在他再次被叫出场时,还会做同样的事,他的决定必须要保持是同样的。他一点都不能改变,说:“哦,我对这个这么做,但我不对那个这么做。”呐,如果他那样做了,那他在做出第一个决定时,就是做出了错误的决定。所以他说出了他的道,“你若能信……”

当一个人祈求他赦免自己的罪时,神就会赦免那人的罪,如果是你上来,或任何人上来,是在人们祈求赦免的同样的根基上,是在信心的根基上,神就有责任做他第一次为那个人所做的同样的事。如果一个人曾病了,呼求神,如果神曾医治了一个人,曾医治过一个人,那在他为那个人带来医治的同样根基上,如果他再次被呼叫出场,他就必须做出同样的决定。如果他不那样做,他就犯了错误,然后如果他犯了错误,他就不是无限的了。如果他不是无限的,那他就不是神了。
24

瞧,你必须要回过头来认识到这道是真理。呐,正是这个让我在基督里勇敢地站立,因为我相信这道是真理。道不能失败。道就像神一样不能失败,因为这就是神。“太初有道,道与神同在,道就是神。这道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希伯来书4章告诉我们说,神的道是有能力的,要比两刃的剑更快,连骨节与骨髓都能刺入剖开,甚至人心中的思念和主意都能辨明。当耶稣看着会众,分辨出他们的心思时,那是什么?他是道。“太初有道,道与神同在,道就是神。”哦,他们应当知道,他就是神道的彰显。呐,如果你能相信,这同样说出来的神的道,圣灵也能使神的任何应许都彰显出来。

25

呐,盼望,必须要被建立在某样东西之上,在后面必要有一个信心。因为如果你在盼望什么东西,那就是因为某样东西已经被应许了,或像那样的方式。如果你想要有真正的盼望,那必须要被建立在“主如此说”上。看看挪亚。那是……

有时候,神要求你去做的事在你自己的想法看来是荒谬的。呐,记住,如果你想要搀和到这个复兴会中搞出点什么事来,你最好还是从一开始就出去,因为你做不到。记住,神认识人不是借着……哦,应当说是人认识神不是借着头脑。人认识神是借着心。在伊甸园里人就被神和撒旦分别占据了:撒旦占据了他的头脑;神占据了他的心。他试图用他的智慧去推理事情,但借着信心,神在他的心中能使他相信推理所搞不明白的事。“因为信是所望之事的实底,是未见之事的确据。”瞧,那是……他必须要相信神的道。哦,弟兄,巴不得你能好好地记下这个,把它放在你心里,这就会使每一个魔鬼现在就跳起来逃走的。瞧?所以……哦,就是那样。
呐,我知道我在说什么。我已经有……我已经在事工场上有三十一年了。我知道我在说什么。在我的一生中,这圣经就打开在我面前,我真诚地向神祈求什么事,他要么赐给我,要么就会告诉我他为什么不那样做。是的。因为有时候他不能赐给我,因为我以为我想要,但他更加知道。所以他总是来告诉我为什么。我知道这是真的。神总是持守他的道。你可以完全依靠他。
26

呐,当挪亚被神要求要建方舟时,他之所以带着敬畏行动,他知道……你能想像批评者是怎么说的吗?挪亚盼望着天下雨,因为神说了天要下雨。呐,地球上还从未下过雨。你能想像批评者说:“哦,瞧,可怜的老头,有点头脑不正常了。”但他说……“挪亚,雨在哪里啊?告诉我雨在哪里;我在天上一点都看不到。天上根本没有雨,从未有过,也永远不会有。”

但挪亚说:“神这样说了。问题就解决了。如果神这样说了,他想要的话,他就能在天上创造出雨来。”所以他在盼着天下雨,他为雨水做好了准备。哦,我喜欢这点。哦,当你听到神的道时,就做好准备,就为那事情的发生做好准备,在盼望之下等候。哦,这使我开始有点觉得兴奋了。瞧?想到……神那样说了,那就使他有了盼望。
27

呐,如果神应许这里会有一场复兴,那我们就会得到的。让我们为此预备好。如果神应许要医治,让我们就为此预备好。如果耶稣说:“我所做的事,你们也要做,”就让我们预备好。把一切都挪开;预备好。我们要及时。所以……呐,这也许看起来很愚蠢。呐,你说:“哦,事情怎么可能在一天之内像这样发生,而所有的……我不在乎有什么事情与之相反,那都是错的。我们不能看那些;看起来我都看不到希望了。但如果神那样说了,就让我们那样去做,因为神那样说了;事情无论怎样都会发生的。我正盼望着。

我相信耶稣就要来了。科学也在证明他们从某样东西上弄来一点花粉和一些唾液,在里面放上一些东西之类的,他们声称他们几乎都能造出人的生命来。哦,他们很聪明,能发射一颗人造卫星到天上,让一个人的心在里面跳动。那一点都没有搅扰到我。他们说:“哦,有一天,你会发现你谈论的所有宗教都是疯狂的。”不,我没有。耶稣会在这里。我们会有一个千禧年。我们会回家去到荣耀中。我正在盼望着,我也正在为此做准备;我正在等候着,每一天都在做好预备。“他什么时候来呢?”我不知道,但如果他今天不在这里,我就盼着明天。我正在盼望,就是因为他这样说了,我每天都生活在那些盼望之下。是的。你必须要有盼望,肯定的。挪亚就是那样。
28

亚伯拉罕,哦,当他听到神的道,他就离开了迦勒底的吾珥城,也许是从士拿地出来了,据我所知,也许是从一个异教的家庭脱离了出来。但有一天……据说,他是个农夫,在外面的农场上工作,神就对他说话了。他已经是七十五岁了,他的妻子六十五岁。他说:“亚伯拉罕,你要从你的妻子撒拉怀一个孩子!”哦,他就出去做好了一切安排。为什么?他盼着那个。他盼望着孩子随时会生下来。“在接下来的二十八天之后你就会知道吗?”

“我不知道。如果不是,也许是再下一个二十八天。”我能想像第一次他对撒拉说:“亲爱的,你感觉怎样?”在第一个月过去之后。
“没什么两样。”
“感谢神,我们随时都会有孩子的。是的。继续去缝制小靴子,预备好小衣服,预备好垫草和别针,因为我们要有孩子了。是的。我正盼望着。是的。把它们都放在你的嫁妆箱里,预备好,因为孩子要出生了。”一年过去了。“亲爱的,有什么两样吗?”
“一点都没有。”
“无论怎样我们都会有孩子的。我正盼望着。”
神说:“跟你的亲族分别开来。”很多时候,这也是你必须要做的,让自己跟很多的不信分开。记住,直到亚伯拉罕完全顺服了神,直到他完全顺服了神,祝福才来到。他带着他的父亲一起,他父亲导致了麻烦。最后罗得也导致了麻烦,他是个牧人。然后当他像神所说的那样,把自己跟一切事情分开……他完全顺服。当他完全顺服时,神就赐下了祝福。
29

呐,五旬节教会盼望着能进到应许之地看看,得着所有恩赐等等的复兴。但在一开始说方言和翻方言时,他们就开始组织起来,组成了不同的组织,像那样使自己从那些事情中分别了出来。你们争斗了大约四十年。只要你们在那样做,你们就会一直争斗下去的。但当你们聚集到一起,就像他们在五旬节那天所做的那样,聚集在一起,然后盼望着神能做那些事。“若人们呼求我的名,并聚集在一起祷告,我就会从天上垂听。”呐,如果我们那样做,我们就能盼望某些东西了。除非我们那样做,否则也许我们是盼望不着的,因为那不会来的。我们必须要完全顺服神。你们到了一个地步,有神召会,神的会,神的四方教会,一神论,二神论,三神论,无神论,以及所有那些你们所偏离过去的小主义,你们应当忘记你们的不同,并聚在一起祷告,那样我就可以盼望着听到一些从天上来的东西了。你……哦,他们说:“哦,他们这样做……”

30

哦,那天我在德克萨斯州的博蒙特,某一个组织,因为我坐在讲台上,(一个教会支持了我)有来自大约四十二个教会的人,他们都是很好的人,那个地区长老叫我上去,说:“从此刻起,我划下界限,伯兰罕先生,我要把你划出去。你让一个坐在讲台上的人受了错误的洗礼。”

哦,我说:“我要做件截然相反的事。我要再划下另一条线,把你划进来。你把我赶出去,赶到另一边,我要再划下一条线,把你再划回来。”是的。
就该是那样的:大大扩张我们的帐幕,去得到其他弟兄。是的,先生,那就是我们必须要做的。当我们那样做时,我们就能盼望着神来回应。但在我们那样做之前,他是不会回应的,因为我们必须要把自己跟世上的事分别开来。五旬节派教会将会一直贪恋世上的事,这个,那个,和别的东西,你最好停止那样做。在你回归真正的福音之前,回到神的道上,回到主如此说上,直到我们那样做,我们才能兴旺。直到我们完全顺服神,神才会听我们的。是的,先生。
当亚伯拉罕完全顺服了神,那时当他知道他完全顺服了神,立刻三个天使就下来并宣告了孩子的出生,孩子就出现了。但亚伯拉罕从未放弃过,他不断地盼望,不断地盼望,最后他使自己完全进到了主的旨意中,然后事情就发生了。但在他那样做之前,事情根本就不会发生。
31

摩西……有时候当人们听从了神的话时,那就会使人们行事很古怪。摩西是个伟大的神学家。他被教导了埃及所有的智慧。哦,肯定的,没有什么东西是摩西所不知道的。呐,我想知道如果四十年后在沙漠后面,他在放羊,如果他这样想会怎么样呢?“我相信我要回到埃及去,把自己打扮起来,哦,也许我的数学只剩下一点点了。”哦,他知道的如此之多,他都能教导那些教师了。他不需要任何教育。他不需要再教导他任何东西,因为他知道那所有的一切。尽管他知道一切,却是个失败者。

32

呐,我相信圣经学校。我相信我们可以那样做。我们应当有圣经学校。我的儿子就是从沃克西哈奇圣经学校出来的。我有一个女儿,本来也要去那里。沃克西哈奇神召会学校,就是在德克萨斯州的沃克西哈奇市。我相信那个。但是弟兄,当我们开始在我们的学校和神学院里教导,用正确的方式讲道等等,教育等等……今天我们在神学院里需要的是,回到神面前,回到神那里,而不是回到我们的教育节目上,是回到我们的救恩计划上。要去到全世界建造神学院,不,先生,给教会的使命不是去做那个。教会建造医院。教会建造学校。教会建造教堂。但这才是使命,“你们往普天下去,传福音。”什么是福音?不仅仅是这道,保罗说,而是这道的彰显。“福音临到我们不仅仅是靠着话语,而是借着圣灵的大能和明证。”换句话说,“你们往普天下去,见证复活的大能。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只是教导这道是无法做到的;你必须要拥有在这道后面的圣灵的大能,才能使它重新恢复活力。阿门。这道会恢复活力的。

33

你说:“哦,伯兰罕弟兄,那是两千年前。”好的,批评者们,我想现在就让你们闭嘴。瞧,不久前,你们在“生命”杂志中读到过,他们去到埃及的粮仓中,找到了一些约瑟放在仓库中的麦子,把它种在地里,竟然长出来了。他们弄到了一粒(那是什么?)向日葵种子,种下去,神就使那个生命生发了出来。绝对的。“虽然皮肉之虫会毁掉这个身体,但我在肉身之中必得见神。”神的道永远都不会被毁掉。神的道,如果你把它种在神的道中的合适的环境中,那它就会做起初所做的同样的事的。是的,正确。

34

不久前,我下到肯塔基州那里打松鼠。哦,那就是我用来放松的方式,我打猎,射击目标等等,玩玩枪。那只是一个业余爱好。我有一支型号七十五的威彻斯特来复枪。我站在五十码的射程,用它连续射中了九枚圆钉,直接穿透了那张纸。然后,首先你知道的是,当我打松鼠时,我必须要先看到他眼睛的中心点。它正看着我,我不会打它。如果它转过背去,我也不会打它。它必须要坐正了。离三十码远我不会开枪,二十码远……必须要是五十码远。那只是因为我就是那样的。

有一天,那支来复枪打不中了。我就是无法使它打中。我重新校正了,我竭尽我所能,只要是准星偏离五千分之一,就会导致在一百码远相差半英尺。所以你瞧……必定是某个部位紧了,另一个地方松了;你必须要使它正确。所以我把枪送回到威彻斯特公司,现在我家里还有信件,他们说:“伯兰罕牧师,这支来复枪没有一点问题。这支枪会在二十五码远偏离一英寸,一支型号七十五的枪不会偏离更多的。”说:“它从一开始就不是支很准的枪。它只是由一个腿的螺丝连接在一起的。因此你必定会有偏离的。”呐,这是那个设计和制造枪的人,威彻斯特公司的证词。那个人花费了他的一生,他是工程师,制造了那支枪,他们说:“在二十五码远就会有不少于一英寸的偏离。”而我可以在五十码远用它射中图钉。
35

呐,有一天我坐在一棵树下,不停地哭泣。在那里有伍德弟兄和我的几个朋友在那里打松鼠。我……他们不在乎他们是击中了哪里,只是不断射击。无论打在松鼠的什么地方都没关系。对我来说,我想我也许是击中了它的脸颊,击中的耳朵上面一点的地方等等,那就不对劲了。子弹必须击中眼睛,这枪不太对劲了。我想:“哦,威彻斯特公司说什么并没有什么任何区别;我知道枪可以射中,因为我看到它射中过。”

有一天早上,我坐在那里,坐在一棵有点弯曲的树下面哭泣,我是那样紧张,就哭了。我说:“主啊,我在这里远离了聚会,想要在树林这里放松一下。像我这样一个紧张的人,为什么你还要把我送到聚会上去呢?我从一开始就是个失败者,为什么你还要派一个像我这样的人呢?看起来你应当派一个真正的男人,某个坚定而安静的人。”我只是坐在那里哭泣并跟神说话,两只手举在空中,眼泪顺着我的脸颊往下流。
36

我听到了一个声音,那道光在树丛中;他说:“我那样造你是为着一个目的。呐,你知道,无论别人怎么说,你都无法满意,直到那支来复枪,(瞧?)你知道它会在五十码远射中图钉的。”然后,他说:“这就是我那样造你的原因,因为无论别人说什么,那都没有任何区别的。瞧?’神迹的日子过去了;根本没有圣灵的洗这回事了。’”

听着。就是那样。因为我知道是那样的。那些门徒得到了同样的圣灵;他们看到了异象;他们使死人复活;他们医治病人;他们行了大的神迹奇事。巴不得我们也能瞄准。你不能说:“哦,那个日子……教会是这么说的。我的教会是最古老的,这就是那个了。”对我来说,那没有任何意义。如果他们能射中图钉,那它就能再次射中。如果他们用神的大能和应许带来了一个震动世界的复兴,如果我们也接受那应许并期盼着事情发生的话,我们也能做同样的事。但你必须要相信。你不能是半信半疑。
你知道发生了什么吗?当他对我说话后,我就从那棵树下面站了起来,从那里走开了,再没摸过一下那支来复枪。这里坐着我们再次聚在一起的小伙子。从那之后,那支来复枪继续能在五十码远射中图钉。是的。从未碰过它……瞧,神在对我做一些事,要向我显明如何约束自己。在紧要关头,他们说:“哦,伯兰罕弟兄……”
37

不久前,一个人对我说:“如果你来加入我们的组织,我们就会这样这样做,如果你能妥协一点点的话……”

我说:“妥协?妥协?”我说:“我很惊讶,一个像你这样的属神的人,拥有博士学位,会要求一个属神的仆人向神的道妥协。”我说:“我的血中没有那种东西。”不,先生。我要完全瞄准这道。我相信圣灵和圣灵的大能。我相信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都是一样的。我盼望着他能兴起一个教会,带着起初所拥有的同样大能去迎见他。肯定的,如果我们盼望,并对神有信心,相信他会那样做的话。盼望。
38

摩西,他拥有一切神学知识,却什么都不是。他成了一个胆小鬼,跑到了山的后面,在沙漠里牧放他岳父的羊群。但有一天他遇见了神,然后他跟神有了一个经历,他就要下去埃及接管埃及了。呐,这看起来也许很愚蠢,一个八十岁的老人,胡子垂的像这样长,也许他的秃头在太阳下闪着红光,满脸胡须,在他手中是一根弯曲的杖,他的妻子坐在一头骡子上,一个小家伙坐在她的大腿上,要下去。人们说:“摩西,你要去哪里?”

“我要下去埃及接管它,要去占领那个国家。”你知道,当你接受了神的应许时,跟世上的事情相比,就会使你行为古怪的。呐,一个人的入侵,下去要征服一个就像今天的俄国那样强大的一个国家。是的,下去……问题是,他接管了,他成功了。以前他杀了一个人,就陷入到了麻烦中。现在回来杀了一整个国家,他也因此而被荣耀了。(瞧?)就是那样。他杀了一个人,成了杀人犯,然后征服了整个国家,却成了一个圣徒。因为那一次他是带着盼望下去的,他知道神持守着他的道。阿门。他在盼望着。“摩西,你们怎么能做到呢?”
“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他会做到的。神那样说了,就解决了;就是那样。”
“你要带出两百五十万人来,到这旷野中喂养他们吗?你怎么喂养他们呢?”
“我不知道。我盼望着神来行事。”神做了。就是那样。他盼望着一些事情。
39

麻烦就在于,我们去到教会,唱唱赞美诗,牧师讲讲玫瑰花等等,我们就回家了。哦,天啊。那就是我们什么都得不到的原因。那就是我们五旬节派教会的问题所在。那是……呐,我来这里不是要拍打你们的后背的;我来这里是要告诉你们真理。瞧?哦,五旬节派教会走上了建教堂的狂潮;走上了搞宗派的狂潮;这去到了各处,砍伐,分裂,拉出来,分开,隔离。哦,要有……这要成为最大的,那要成为最大的。只要你那样做,就什么都做不到。记住,我是奉主的名告诉你们的。

但你们要聚到一起,哦,天啊,就是那样,你们要完全顺服神。“你们彼此相爱,众人就可以知道你们是我的门徒了。”当你们把神学的部分拿走,在里面加入一些爱,那就会行事,行出神迹奇事。但我们必须要拥有那个。为了谁?为了每一个人。“哦,为了那帮神召会的人,或那帮神的会的人,或一神论,三神论,五神论,或为了别人吗?让我爱他们?我无法爱他们;他们是敌基督的。”弟兄,当你那样想时,你就迷失了你自己。是的。你没有与神和好。如果你不能向着你最卑鄙的仇敌伸出手去,竭力赢得他归向基督,那么基督的灵就不在你里面。“因为他到自己的人那里,他自己的人却不接待他。”耶稣也为他的仇敌献上了生命。他那样做了。这是完全真实的。
40

在你里面的神的灵会使你对每一个人都有同样的感觉。当你到了一个地步……呐,你就是无法那样行动。魔鬼知道你是不是在行动。有一天我能看到那个癫痫病孩子在那里,在十天前耶稣给了他们能力去赶出污鬼,使死人复活,医治病人,行各种各样的神迹。他们进行得很好。他们回来说:“就连鬼都服了我们。”真是度过了一段大好时光。在那之后过了几天,他们都被难住了。他们在那里遇到了一个人,他知道不是……他不会来加入他们的团体,所以他们甚至禁止他赶出污鬼。看到有苦毒进来了吗?瞧?“哦,我们禁止他不要那样做,他不能加入到我们的团体中。所以我们告诉他不要那样做。”

耶稣说:“你们不要那样做。人不会奉我的名赶鬼,还能说轻视我的话的。他们不反对我;不反对我的就是支持我的。”
41

那时我们发现,在那种态度上,他们在那里有一个癫痫病的男孩,他们对着他哭喊,祷告,跺脚,我能想像他们中的一个走上前,说:“我在那里是这样做的。你们弟兄们退后;你们所有的人都不知道如何去做。这是你们当做的。”把衬衫塞进衣服里,你知道。“哈利路亚,荣耀归于神。”摇动他,在他身上倒了一点油,再摇动他。“我就是这样做的。”啊哈。但那次不管用了。那就是今天的问题所在。那是……那不太管用了。瞧?

但过后不久,有某个人悄悄地走过来。哦,孩子的父亲跑到他面前,说:“主啊,请怜悯我的孩子。他被鬼折磨得甚苦。”当耶稣把邪灵从他身上赶出去时,门徒走过来,说:“为什么我们做不到呢?我们出了什么问题?”
他从未说:“我收回了我的能力。”他说:“因为你们的不信,无法用我赐给你们的、用来运行的能力。”那也是今天教会的问题所在。教会走下坡路;有……不再盼望任何东西了。教会就立在那里,成群地死掉了。我们需要的是要有盼望。
42

西面,这位神的伟大门徒,他是一个大有名望的人。哦,今天他们说:“但等一下,先生,我是个生意人。我是个医生。我是个教授。”你并不比其他人更好。当你认为你比其他人更好时,经文说,那你就无法成为你本该成为的样子了。瞧?当你到了一个地步……你必须要……当你们盼望着彼此受荣耀时,你怎么还能有信心呢?瞧?你必须要一直彼此看着对方好。那才是基督的生命,就是高看你的弟兄姐妹。如果他们错了,那也没关系。你无法借着把他们踢得团团转而使他们更好。要伸出一只胳膊去,拉起他来。我喜欢这种老式的信仰。我要告诉你,那会怎么样,那会使一个穿燕尾礼服的人坐在一个穿工装裤的人旁边,彼此搂抱在一起,称彼此为弟兄。是的。那会使一个穿白棉布衣服的人跟一个穿丝绸的人称彼此为姐妹。肯定会那样的:一起都平安无事。肯定会那样成就的。

43

呐,但西面是个大有名望的人。他是个智者,大约有八十岁了。呐,他到处去告诉所有的人:“在我未死以先,必看见主所立的基督。”呐,圣经说……是什么使得西面那样做?因为圣灵在他身上。那就是区别。圣灵在他身上。呐,我能想像他所属于的那个大宗派说:“哦,可怜的老人,他一只脚已经踏进了坟墓,另一只脚也快进去了。不用管他;再过不了多长时间,一切就都结束了。他很快就会去世的。所以就让他继续自得其乐吧。他有一点点错觉了,在某些事情上有一点错误,你知道。”

但西面仍然相信那个;他不在乎他的名声。他要让每一个人都知道。他盼望着能见到耶稣。他说:“在我未死以先,必看见主所立的基督。”
我能听到一些伟大的拉比,你知道,站在那些年轻人面前,你知道,众所周知,他们都有哲学博士,法学博士,以及其他的那些博士,等等,都包括在他们中间,你知道。他们说:“哦,这个可怜的老家伙,在他的日子里,他是个很好的老祭司,但哦,就别管他了;他有点头脑不正常了。”
但他到处去告诉这事,他不在乎他是一个智者的名声。他所说的话,因为有圣灵在他身上。他说:“圣灵启示给我。”瞧,他盼望着能看到那个。他说:“是的,我预备好了一切。当我看到他时,我就知道我该怎么做了。是的,先生。要预备好一切,因为我盼望着能看到他。”为什么?圣灵那样说过了。
44

呐,没有两个圣灵;只有一个圣灵(是的。),只有一个圣灵。那位引导西面相信在他未死以先,必会看到主所立的基督的同一位圣灵,就是这位圣灵也告诉我:“有什么事情会发生。”阿门。我完全相信。他也会告诉你同样的事的。让我们期盼着。让我们为那个而预备好,做好预备。就好像进行一次旅行,把一切都打包好了。不,这种旅行,你要卸下一切东西。现在你把太多的东西包起来了。问题是,我们必须要卸下。所以这个旅行,你要减负。你必须要行在路的中间。

45

其中的一个可爱的弟兄,我要说的是戴维斯弟兄,我相信,哦,不是,是罗伯茨弟兄。哦,他是在印第安纳州的神召会的州总监督。现在我忘记了他叫什么名字。无论怎样……是威德弟兄,罗伊•威德,我猜你们所有的人都认识他。威德弟兄……一天,我的堂兄,威波特弟兄,他在印第安纳州东部的伊万斯维尔拥有一个最大的五旬节派神召会教会。整个城市的街区都被用在了教会聚会上。所以他们有一个,我相信是被称为五百个房间的教会。在街对面,有一个车库,威波特弟兄刚把它买了下来,他的弟兄在印第安纳波利斯经营比赛,在周日的主日学上,会有成千上万的人。所以他在那里有一个男人学校,他只在星期天早上教课,在课堂上有五百人。

所以那天早上我本应该在男人课堂上讲道。我坐在罗伊弟兄的后面,罗伊弟兄说:“你知道,我听到一个人说,”那就是我,“路的中间才是那个地方。”说:“路的中间……”我相信那个。
神在以赛亚书35章说:“在那里有一条大路。”你们很多亲爱的拿撒勒派信徒过去唱着:“一条圣洁的大道。”不,“在那里有一条大路和(’和’是个连词;它会把句子连在一起。)和一条路,那条路要被称为圣洁的路,”不是圣洁的大路,那条路。正确的修路方式能让水把垃圾冲洗到一边或另一边。所以你要么是真正的冰冷僵硬,要么是狂热……但正确的道路就是在路的中间,朝着各各他,走在路上。
46

所以,威德弟兄站起来,说:“一个人……那不是好的驾驶规范。”他说:“如果一个人在路的中间驾车,他就会被撞死的。那不是好的驾驶规范。”他不知道我就坐在他后面。我碰了碰他的肩膀,说:“是那样的,弟兄;你完全是属地的,你是……”我说:“这条路,你不需要再回来,那条路只是一条单行线。”所以,他是个甜美的弟兄,好得你都想像不到。哦,天啊,他们不能使自己比罗伊威德更好。但这话很可爱,你知道,他说:“呐,你在路中间走,你就会受伤的。”

我说:“威德弟兄,我们不会受伤害的;我们只朝一个直的方向走。只有那个方向。我们根本就回不来。”单程票,我很高兴那个时候我得到了,不是吗?单程车票……圣灵借着他的道所启示出来的,我相信那是真理;我们要持守住它。
47

西面是一个在人们中间有大名声的人。但他不以为羞耻。我们中的一些人宣称拥有圣灵;我们得了从神而来的启示,我们应当停止我们所正在做的事。“但如果我做了,我跟那些邻居们混在一起,他们会怎么想我?”

你们一些妇人,剪掉你们的头发,你知道,因为苏西那样做。“哦,如果我让我的头发长长,他们就会叫我老古董的。”啊哈。但圣灵告诉你说你应当留长发。圣经是这样说的。呐,如果有任何说法是跟那个相反的,你就不要相信;那是个谎言;因为神说了会是那样的。瞧?
所以被我们塞进五旬节派教会的这些其他的东西都是因为浸信会是那样做的,因为长老会是那样做的。他们会认为我是个老古董狂热分子。看到我们五旬节派的女人穿着那样的衣服,使她们看起来好像很紧身。那天,一个妇人对我说:“但伯兰罕弟兄,他们不再做跟那种衣服不同的衣服了。”但他们还在卖缝纫机和布料,所以没有借口。耶稣说:“如果你……”耶稣说:“如果你那样做,在审判的日子你就会为你犯了奸淫而有罪的。”圣经说:“凡看见妇人就动淫念的,这人心里就已经与她犯奸淫了。”你穿的像那样,一个罪人看到你,他就要在审判的日子做出交代,你也要为把自己那样呈现给他而做出交代。所以你就犯了奸淫的罪,无论你是不是实际有了那种行为,因为圣经说:“凡看见的,”而你把自己呈现了出去。一个罪人肯定会那样做的。哦,五旬节派教会,回到神面前吧。回来吧。
48

哦,从阿苏萨街到这个时刻,发生了什么事?当五旬节一开始的时候,阿苏萨街认为在教会中有一本歌本都是一种羞耻。他们在灵里歌唱。一切都是在圣灵里。呐,就像大卫•杜波莱西说的,“我们有太多五旬节的孙儿女了。”神根本没有孙儿女。你有儿子和女儿。你把你的儿女们带进教会中。只是因为你是五旬节派的,孩子们就进来,拿了证明并去宣称他们是五旬节派的,却对那个经历一无所知,就是使女人洁净,男人洁净,教会洁净的经历。我最好也闭嘴了,但这是真理。我们必须要再去得回那个经历来。好的。我盼望着在他来到之前能做一些事。我相信我会看到的。好的。

49

但这启示给了他;那就是他能站在这道上的原因。他说:“圣灵向我启示说,我就要死了。我知道我是个老人了,但我在未死以先,必看见主所立的基督。”那就是大卫盼望的,摩西盼望的。自从在伊甸园之后,已经四千年了,他们都在盼望。但他说:“我会看到的。(阿门。)我会看到的。”

“你怎么知道你会看到呢?”
“我有一个很好的理由;圣灵已经把这个启示给了我。”哦,天啊。
弟兄,今晚他启示给了躺在那个担架上的你,或是在那些椅子上的人,为要使你们痊愈吗?如果他启示了,你就会得到的。就是那样。罪人,他启示给你,说你会领受圣灵吗?如果他启示了,你就会得到的。你们患有心脏病,癌症,肿瘤,无论是什么病,神已经向你启示了,你会得医治吗?你会得到的。只要跟随着神的带领。
50

“神的儿女要被神的圣灵引领。”不是被某种其它的狂热或某个组织,或别的东西引领,他们要被神的圣灵引领。圣灵被赐予教会,为要成为监督,这位导师要兴起神的儿女,而不是我们的主教,红衣主教,等等,而是圣灵。我盼望着圣灵,不是宗派,不是主教,不是天主教的祭司,不是浸信会传道人,或五旬节派传道人;我盼望着圣灵下来,使教会各就各位,可以去迎见他,充满了基督复活的大能。我盼望着那个;我相信。神应许了,将会有一个毫无瑕疵和斑点的教会。我盼望着这个,因为神说了会这样的。

有人对我说:“伯兰罕弟兄,你不怕哪一个晚上在台上,那个分辨人心的事会出错吗?”不,先生。他告诉过我,他会站在我旁边,我期盼着他会那样做。完全是那样的。“你不害怕一些预言会错吗?”如果我害怕,我就会停住不说了。如果我没有……我对跟我讲话的这位有信心,但我盼望着事情会那样的。他说他会做的,也从未失败过,将来也永远不会,因为我被圣灵所启示,盼望着他会持守他的道。“神的儿女要被神的圣灵引领。”
51

呐,在我们结束之前,让我们来看一出小戏剧。呐,你们期盼着明天晚上会有一个伟大的医治聚会,盼望着明天晚上神会倾倒下他的祝福吗?是的。让我们期盼着;在盼望之下。哦,我盼望着教会能被火点燃,主的荣耀落在各处,罪人们围着祭坛,人们得救并被圣灵充满,那真是件伟大的事。我的预期和盼望是建得很高的。我感觉被神带领来到了加利福尼亚,他要为某人做出什么事;这是件肯定的事。我盼望着事情会发生,因为我感觉被带领这么做。我感觉我被带领要说出我要说的。我感觉被带领做我正在做的事,或我不应该做的事。我想要被圣灵带领。然后我就盼望着有什么事情会发生。

52

呐,让我们说那是在星期一早上,在那个时候,在以色列有大约两百五十万人口;是在罗马政府统治下。老西面进来了。他的职责也许是要在教会中做点什么事,过了不久他就站到了后面,拿起了经卷。他坐进了他的学习室;那个老人还没有走出屋子呢。他老了,确实很老了。他站在那里,拿起了一卷经卷。那天早上,让我们说他拿起了以赛亚书。他读到了以赛亚书9:6,“因有一婴孩为我们而生,(哦,)有一子赐给我们;他的名要被称为策士,全能的神,和平的君,永在的父。”

“哦,这位先知说的是谁呢?这就是那位将要出现的弥赛亚吧。这就是圣灵向我启示我会看到的那位吧。”
53

呐,感谢神,在那个时代,他们没有电视机。所以各种各样的宣传,新闻,报纸和报道,他们都没有。耶稣已经降生了。八天后……我猜在两百五十万人当中,在那天早上必定有数百个母亲要为她们的男孩子行割礼。

哦,妈妈是最疼爱的,你知道她们是多么爱她们的小孩子。她们拍着孩子的下巴,还没长牙。我喜欢看到没有牙的小孩子,你知道,只有牙花在闪着亮光。我能想像那些母亲站在那里,抱着她们的小孩子,都包着手工做的很好的小被子,像那样亲吻着他们的脸颊。这时走上来一个小童女,抱着一个身上包着襁褓布的小婴孩。照着历史,据我所知,给我们的主包的那块襁褓布是从挂在马厩里的牛轭上解下来的。牛用这个牛轭来耕地,他们却用它来把那个小婴孩包了起来。
我能想像并看到那些社会上的女孩,一些好莱坞式的最好女人,走到了那里,你知道,她们站在教会里,名字写在册子上(哦,天啊,他们都是很受欢迎的会员。),抱着她们香喷喷的小婴孩,你知道,做工很好的小靴子等等都预备好了,你知道,走上去……祭司都知道她们是在奉献盘上放很多钱的人,你知道,“是的,某某夫人,你的丈夫是某某博士,”像那样,你知道。她们何等地享受着那种尊荣(哦。),都是满面笑容。
54

这个小女孩走进来,抱着一个小婴孩,用从牛背上的牛轭撕下来的破布包裹着。我能听到有人说:“咻,你们都听到过那个传言,是吗?你们没有听说过那个传言吗?约瑟还没有跟她结婚,她就有了这个小孩子。哦,这太糟糕了,哦,是……这真可怕。瞧?哦,这是个羞耻。她说孩子是一个童女所生的。”

她没有去在乎;她知道她的小宝贝就在她的臂弯里。在她心中,她知道那个孩子是属于谁的。她知道那是神的儿子。无论有多少人嘲笑,说:“不要去接近她。人们看到你跟她交往,就会把你归成他们中的一个的。”
那也是今天的样子。我担心那也是使我们的五旬节教会陷入麻烦的问题所在。你不想要再成为他们中的一个了。你不想要那种老式的经历,就是……[磁带有空白—编者注]也是时髦。那是完全正确的。
55

呐,她走上去,在她的心中,她知道那个婴孩是属于谁的。任凭他们说他们想要说的话吧;她知道那个婴孩是属于谁的。所以你们都知道那个经历是从哪里来的。那个婴孩基督生在了你的心中,你就不会以耶稣基督的福音为耻了。保罗说:“我不以耶稣基督的福音为耻,因为这是神救恩的大能。”我喜欢这点,是的,先生。那天当他站在那里跟非斯都说话,哦,是腓力斯,我相信是的,他说……

他说:“你几乎要劝我做基督徒了。”
保罗告诉他,说:“我正在用被他们称为异端(就是疯狂,愚蠢)的道,敬拜我祖宗的神。”今晚我很高兴能与他联手在一起,不是吗,五旬节派的人?今晚能说“我是他们中的一个”,你岂不高兴吗?
我们过去经常唱一首五旬节的歌。
门徒聚集在楼上,
奉主名祷告,
领受圣灵洗,
服侍能力来到;
那日主为他们行,
今日也要为你行,
我真快乐我能说,
我是他们中的一个。
你不为那个而高兴吗?哦,我真快乐我是他们中的一个。
56

她抱着那个孩子走上去。所有的人都说:“不要靠近她;呐,她是个圣滚轮,”或你知道的类似那样的话。只是要看……也许我说了错误的话,但我希望我没有。

她知道那个婴孩;她知道孩子是属于谁的。她知道那是神的儿子,无论那是多么的羞耻。你知道,如果你领受了圣灵,你就会知道那是神给你的经历了。你就知道你是从哪里来的了。你知道你被拉出来的那个坑了。你就知道是什么拯救了你。你就知道是什么使你不同了。
她走上去,“她们说什么都没关系。我不会在意的。亲爱的,我只仰望你。”
哦,巴不得五旬节教会能像那样陷入对基督的爱中。“主啊,我仰望你,宝贝。你是神的宝贝,却被人抛弃了。我要使我自己……我要像一个真正的基督徒一样给出我的建议。我要走在十字架的光中,伸出爱和甜蜜的胳膊。”
“是的,我知道你是属于谁的,亲爱的。你是神赐给我的一个礼物。”
57

首先你知道的是,老西面正坐在房间里,读以赛亚书9:6。圣灵……呐,瞧,如果圣灵对你应许了什么事,你就可以一直盼望了,圣灵有责任要看到你被引领。有多少人在盼望着一次复兴?好的。呐,也许这就是他来引领你的时候了。如果有一场复兴在进行,他就会把你带进去的。有多少人盼着医治?是的,好的,那你就是找到了泉源了。

瞧。大卫说:“当深渊向深渊呼唤。”如果在里面有一个深渊在呼唤,那就必定在某处有一个深渊在响应那个深渊。明白我的意思了吗?在……在这里,你们生活在海边。在有一条小鱼或一条鱼之前,必须要有能让鱼在其中游泳的水,否则他永远就不会有鱼。在地土里长出树之前,必须要先有地土,否则就不会有树从地里长出来的。
58

我经常做这个陈述。不久前我在报纸上读了一则文章,讲的是一个在学校里的小男孩,不断地吃他铅笔上的橡皮擦,他们把他送回家,问他妈妈这个小家伙出了什么问题?有一天,她发现他在外面吃自行车的脚踏板。所以她就带他去到实验室,哦,是诊所那里,做了验血等等。当他们检查完这个小家伙之后,他们发现孩子需要硫磺。他的小孩子渴望硫磺。在橡皮里面有硫磺。呐,瞧,在他们能对硫磺渴望之前,就必须先有硫磺来回应那个渴求。

换句话说,在有受造物之前,就必须要有一个创造物来创造那个受造物。明白我的意思了吗?呐,如果你对神有更多的渴望……有多少人愿意拥有神更多呢?好,这就显明了还有更多的神可以让你们占有。是的。你想要被医治吗?哦,就好像你相信神是位医治者一样确定,有一泉源在某处敞开,否则你就不会拥有那个渴望的。如果你渴望得到圣灵,那就表明了在某处有一个被圣灵充满的、敞开的泉源。瞧,必须要有一位创造者来创造那个受造物。在那里必须要有某样东西来回应那个创造。
59

呐,圣灵就有义务引领他去到那个泉源那里。阿门。哦,如果你在盼望那个,同样的圣灵也会引领你去到那个泉源那里的。泉源必定是在某处打开的。如果在你心中有那个燃烧的渴望,圣灵就有义务引领你去到那里,就是去到那个充满鲜血的泉源,流自以马内利的肋旁,罪人(那就是不信者)只要投身此泉,立去所有的不信。是的。哦,你会去到一个地步,在那里你可以越过你头脑中所有的怀疑。你不想要成为那样吗?哦,在某处有一泉源会那样做到的。你要寻找它,寻找它。

呐,在那个时刻,巴不得你能寻找它,为它做见证,盼望它,因为那是个应许……在圣经中的每一个应许都是属于你的,所以你要寻找它,然后,如果他要去就近它,圣灵就有责任引领他去到基督所在的位置上。那是圣灵的责任。
呐,如果你们相信医治,圣灵就有责任引领你去到那个泉源那里。呐,你不需要进去,他会引你上去的,向你显明。如果你在寻求圣灵,那圣灵就会引领你去到你能领受圣灵的地步,如果你愿意让他引领你的话。
60

我能听到那天早上,圣灵在那个房间里对西面说:“站起来。”

“主啊,你想要我往哪里去呢?”
“不需要让你知道,只管走。”他就出来了,他不知道他要往哪里去;他只是走。他走出来,走进会堂里,他到处看。“尽管继续走,西面。”
“主啊,去哪里啊?”
“只要继续走。只要继续走。”
“我必须要怎么做呢?”
“只要不停地走。我会引领你的。”你愿意让他那样做吗,不是用你自己的思想,而是用他的思想吗?“你要以基督的心为心。”不要批评。如果你能明白的话,就在经文中查考,看看这是不是对的。瞧?“只要继续走。”
61

呐,他走到了这排妇人面前,也许有三四百个妇人站在那里。我看到他走到了那排人面前。“主啊,我……有一天,圣灵临到了我身上,你告诉我,使我知道了很多事。你从未让我失败过。我不知道你今早想让我做什么,但你告诉我要继续往前走,我就走到了这里。”走着……过了一会,他的眼睛一看到那个小妇人,她们所有的人都站在后面,好像那些边界信徒一样,你知道,站在后边那里,“神迹的日子过去了,”等等。但你知道,对于一颗蒙神引领饥渴慕义的心来说,他们知道那就是他们能找到的时刻。他们知道他们已经到达了某个地方。

所以西面,当他去到了那个婴孩所在的地方时,我能看到这位老智者,大滴的晶莹泪珠从他长满胡须的脸颊上流下来,他伸出手去,把那个婴孩抱在怀中,抬起头看着天,哦,一种怎样的感觉啊。“主啊,现在你可以照着你的道释放你的仆人安然去世,因为我的眼睛已经看到了你的救恩。正是每一个人都在批评和取笑的这位,却是你的救恩。现在愿你照着你的道释放你的仆人安然去世。现在我已经预备好要走了,因为我的眼睛已经看见了你的救恩。”
62

在后面的墙角那里有一位瞎眼的女先知,但她却能透过那些墙看过来,因为她是个女先知。她也在等候以色列的安慰者。圣灵在她身上,她眼睛瞎了,躺在一个角落里。她站了起来。圣灵必定说:“站起来,亚拿。”她走过了那座圣殿,肉身上是瞎眼的,但她要比那些站在那里有好眼睛的很多人看得更远。哦,那种视力正是我渴望的。她走过来,是瞎眼的,她踉踉跄跄地穿过了那座建筑。她一直走到了那个婴孩所在的地方。哦。她举起了她的手,赞美神,祝福马利亚,就站在那些人的面前发预言,就是这个孩子将会使以色列中的很多人跌倒,也使很多人兴起,这个妇人的心也要被剑刺透,以及先知们所说的话都必须要应验。

63

呐,如果那位瞎眼的老妇人能在没有肉身的眼睛的情况下被引领到那个地方,看到那个充满了血的泉源,那今晚他岂不更能引领你得到好的眼力,去到十字架那里,用你属灵的眼睛看到吗?不要寻求世人的称赞;你什么都得不到的。但要愿意牺牲你的威望。你拥有的一切,都要献给神的国。献上你的时间用来祷告。献上你的生命。献上你的纸牌游戏。献上世上所有的事;把它还给魔鬼。让它去拥有;那是属于魔鬼的。你要与基督同行。

64

有一次,几年前,有一位伟大的美国音乐家去俄国访问;他在莫斯科演奏了一部音乐剧。他们说他用尽了他所有的才智和天分来演奏,以至于成千上万的会众站起来,呐喊,跺着他们的脚,尖叫着让他再演奏一遍。那个男孩只是站在那里。他一直在像那样看着。哦,他们所有的人开始想要知道他出了什么问题。他有听到他们的鼓掌吗?他们都在鼓掌。

这也是今天的问题所在;我们在盼望着某个人来拍打着我们的后背,说:“哦,你是这个,那个。”不要盼望那个;世界永远无法做到的。如果那个拍打临到,也应当是借着主耶稣临到人的心中。你瞧?不要盼望着世人说:“哦,琼斯女士,她是个好人……”不,不,不要去盼望那个。你会被讽刺的。“所有在基督耶稣里敬虔度日的人都要受逼迫。”只要记住,如果逼迫不来到,就是在什么地方出错了;查看一下,回过头来,看看我们在哪里偏离了。我们在盼望着某样东西来说,“我们属于五旬节的最大组织。我们属于这个,或者我们属于那个。”瞧?不要寻求那个,如果你那样做,你就偏离了那条窄路。
65

这个人,他们正在鼓掌,尖叫,并说:“他应当鞠个躬。是的。’哦,非常感谢你们。非常感谢你们所有的人。这次我要给你们演奏得更好一些。’”但他没有在那样做。他们停下了。每一个人都面面相觑,他们所有的人再次鼓掌并跺脚。但那个男孩根本没有注意到他们跺脚和鼓掌。他们开始注意到,他的眼睛像那样定在后面的楼台上。他们抬头看着那里;他的老师坐在那里,就是这部音乐剧的主人。他想要知道老师对此是怎么说的。他不在乎他们说什么;他想要知道老师对此是怎么说的。

我认为这就是我们应当在这个即将到来的复兴中思想的。让我们不要去想世人所想的;让我们继续仰望,看看主怎么说,就是赐给我们圣灵的主,告诉我们要生活得正确的主,赐给我们他的道的主,赐给我们他的生命的主。让我们为他而活,他为我们受死,不要在乎这个世界,但要看看他是怎么说的。因着这个,让我们明晚带着极大的盼望而来,要看到神的彰显,来医治生病的和受痛苦的人。
66

让我们低头一会。教会,你们是在盼望之下吗?你们期待着神来倾倒出他的圣灵吗?在这里有罪人愿意今晚就开始,上到这祭坛上来,说:“我想要跪下来祷告,伯兰罕弟兄。我期盼着神今晚来拯救我;我要带着盼望进到这个门中。”如果你在这里,就上来吧。孩子,是什么领你进入这个门的?年轻的女士,是什么引领你进入这门的?是什么在那样做?是什么把你从那些世界上的危险的少年人中拉出来的?

但我那天晚上进到这城中时,看起来几乎都是一帮戴头盔的人站在那里的一个地方,身上穿着摩托茄克,裤子耷拉在大腿上,头发长的好像要比女人头顶上的头发都长,坐在那里,这个世界发生了什么事?出了什么问题?哦,年轻的男人,年轻的女人,使你自己从这种精神病的境况中脱离出来吧。今晚圣灵在这里引领你。今晚你就举起手来,接受他作你个人的救主吧。他会除掉你所有的罪恶,把你从未知晓过的喜乐赐给你,知道你接收了他。你不需要成为年轻的,年老的人也同样可以做到。
67

在做结束祷告时,有多少人想要在祷告中被纪念,请举起你的手来,说:“请纪念我,弟兄。”神祝福你;神祝福你们在各处的人。这很好,到处都是。这太好了。在你心中要有一个请求,说:“神啊,我期盼着你在这次复兴中回应我。我还有失丧的孩子。我还有一位失丧的父亲,母亲,弟兄,或姐妹,或所爱的人,邻居。请纪念他们,主啊。”尽管举起你的手来,神会听到的;他会知道的。只要在你的心中这样去说。“请拯救这位可爱的人。”哪,如果你已经对他举起了手,然后就把你所爱的人带进来。带他们进来。就是那样。把他们带到这里,你就把他们带向了源泉,就好像腓力去把拿但业带到了主耶稣面前一样。耶稣就告诉了他说他在哪里,就在那棵树下,耶稣就看到了他。

68

我们的天父,今晚我们很高兴能有这荣幸站在这个教会中为这些人祷告。我们感谢你的道,主啊,这道就是生命。我祈求你赐下我们所求的祝福。主啊,现在我个人祈求你一件事。亲爱的天父,请你把一个盼望放在人们心中。让他们永远不会忘记这个。在接下来的晚上,如果我们继续进行聚会,愿他们今晚记住,他们正在盼望着这个。我们每天晚上都来说:“哦,昨晚这事情没发生,我就盼望着明天晚上发生。也许是明天晚上,我就会成为那个人。我就会成为那个领受圣灵的人。我就会成为第一个来到祭坛悔改我的罪的人。我就会成为第一个神洁净我,把所有属世的东西都从我身上拿走的人。主啊,我真为我的生命感到羞耻。我为我的行事方式感到羞耻。我想要你把这个从我身上拿走,主啊,请赐给我一些伟大的东西,我再也不想要回到那个猪圈里了。”正如圣经所直接说的,“正如猪回去吃它所吐的,狗去吃……”我们能看到主,很多五旬节派的人都在做同样的事;从世界中脱离了出去,然后又回到了世界中。

神啊,请不要让他们认为,主啊,我是在谴责他们,我只是想要把经文放在他们面前。他们必须要从上面踩过去,主啊,把道推到一边才能继续向前走。我为每一个人和我自己祈求,我们所有的人,都要摆出我们的生命,把它与神的道相比对。父啊,求你应允。
69

请赦免我们的罪,赦免我们的过犯和过错。今晚,愿主耶稣的血使这个小教会成圣。哦,神啊,愿在这里的每一个人都能立刻被圣灵触摸,父啊。求你应允。愿这事临到,主啊,请你来做,就在这个城市中开始一场复兴。主啊,求你应允。使这个教会成为一个样板,一个样板教会。让人们从不同的地方进来,看到在这里的人的行事方式,他们是怎样远离了世界上的事,回到了真正五旬节经历的真正真实的五旬节道路上,毫无瑕疵地跟随着你。主啊,求你应允。其它的教会看到,他们就会说:“哦,这个弟兄能拥有像这样的教会,他们所有的人能同心合意,他们能对着每一个人伸出手臂,看看在他们里面是何等的不同啊。”主啊,那样他们就会饥渴慕义了。

你说:“你们是地上的盐。但如果盐失去了咸味,就没有任何益处了,应当被丢在外面,踩在人们的脚下。”
70

神啊,如果这些人不听我的,如果可能,请塞住他们的耳朵。我想要这样说,父啊。我看到了五旬节派教会现在的样子。哦,神啊,我们自称是圣洁的,但我们成为了什么样的?盐失去了它的咸味。神啊,请立刻把咸味再带回到那个盐当中,使它能跟这个正在腐烂的世界接触,求你应允,主啊。请把咸味放进我们里面,赐给教会力量,使人们可以走进这个门里面,看到主耶稣复活的大能运行在人们中间,显明他是活到永永远远的。

愿我们不要去关注人们的鼓掌,或人们的观点,一场聚会必须有四万人才算是一次复兴。哦,神啊,那不是一种复兴。我祈求圣灵抓住一些人的心,来摇动教会,带来一场真正的五旬节复兴。主啊,求你应允。你应许说,要垂听祷告,我相信你会的,我现在把这聚会和这些会众交托给你,愿你垂听我们的祷告,成全我们的渴望。奉耶稣基督的名求。阿门。
71

让我们来唱教会的这首美妙的歌,我很喜欢这歌。这是我最喜欢的歌曲之一。请给我们起个调,“我爱他,我爱他,因为他先爱我,为我付出救恩赎价,在各各他。”你们知道这歌吗?[伯兰罕弟兄清清喉咙—编者注]对不起。

我爱他,(现在,让我们敬拜;我们中断一下聚会,让我们敬拜。)……爱他。
因为他先爱我,
为我付出救恩赎价,
在各各他。
72

呐,当我们再唱歌时,请与你前面和你后面的人彼此握手。我们还不解散,只是当我们唱歌时彼此握手。与卫理公会的人握手,与浸信会的,与一神论的,与两神论的,与神的会的,与神召会的,与四方派的。我们都是四方派的。让我们所划的圈子越过所有宗派的界限,成为弟兄。我今晚看到坐在这里的人,我认识一些,一个天主教的朋友。我看到另一个人,一个德美浸礼派的弟兄,一个阿美尼派的弟兄,今晚就坐在这里。我们都是一个,借着一位圣灵我们都从同一个泉源饮水。

我爱他,我爱他,
因为他先爱我,
为我付出救恩赎价,
在各各他。
73

呐,有时候,这道确实砍伐得很深很厉害。但记住(瞧?),我们都受了割礼;那就是把突起的东西割掉。瞧?我们都受了神道的割礼。这道切割,但这对你有好处,把你修理好。把一棵树修剪掉,它会结果子更多。不要让太多松散的枝条从树上长出来。那就是今天的问题所在;我们有太多松散的枝条了,跑到这里,跑到那里,太多的社交,太多的这个,太多的那个。让我们回到一件事情上,各各他,在那里我们可以用心歌唱。使你自己更加谦卑……

74

我想要在这里插入一件事。我想要说说这个。三四个晚上之前,我最近在亚利桑那州图森的聚会,我看到白人走进来,很古板,五旬节派的,也很古板。我看到一些可怜的墨西哥人进到那里去。那天早上,当我在早晨聚会上讲道时他们在那里。他们一整天都坐在那个教会里,从那天早上九点哦,是八点,我猜大约是七点,或是八点,他们进去了。他们坐在那个教会里,一直到那天晚上。到了时候,圣灵降临在那个教堂里面,谁得了医治?西班牙人,墨西哥人。圣灵进到会众中间,像那样医治病人和受痛苦的人等等,带来了……西班牙人,谦卑。他们带着盼望而来。没有属世的东西,只是仰望基督。

75

最近,我刚刚去过德国。阿甘布莱特弟兄,一个你们加利福尼亚这里的弟兄,他是基督徒商人会的人,他们中的高层人员。一个真正的好弟兄。他今晚不在这里,否则他会坐在这讲台上。阿甘布莱特弟兄是个很直的人。他是个好人。你可以相信阿甘布莱特是个真正的基督徒。我曾跟他在一起参加过各样的聚会。那天晚上,他就坐在那里,当时每一边都坐了五十个巫医,想要把事情搞砸,看到暴风就在三四万人身边刮起来,帐篷在摇晃,那些巫医剪掉羽毛,用羽毛指向我,拿着那些剪刀,在那里吹嘘说他们召来了暴风。他们做到了。你永远不要小看他们。他们召来了暴风,说:“我们要把帐篷吹走。”那个大帐篷就像那样上下飘摇。

我说:“阿甘布莱特弟兄,祷告。”我说:“若斯特弟兄,请不要翻译这个。”我说:“主神啊,那天我奉主耶稣的名走下了飞机。你告诉我说在艰难的时刻你会站在我身边。你从未让我失败过。现在,主啊,这些人都很兴奋,有成百上千的共产党员坐在这里,那个瞎眼的小姑娘刚刚得了医治。”我说:“神啊,只有你能移走这云,所以我谴责这云。”神是我的审判官,就在那个帐篷中间,云开始断开,并像那样卷了起来,不到一分钟,太阳就在照耀了。雷电在那里像那样轰鸣,就停在那里。是的。
76

我注意到瑞士人。瑞士人从未有过麻烦。他们就像美国人一样,吃的很好,哦,好像很傲慢,请你们原谅这个表达。“我们是某某某,我们是瑞士人,我们是路德派的,我们不需要听从那些东西。”那些可怜的德国人都被打败了。我们用一百八十辆大巴装人,就是那种大玻璃顶的大巴,开进那个能容纳大约五万人聚集的大场地中。发生了什么事?当圣灵开始降下来,从那里叫出来的每一个人都是德国人。却任凭瑞士人坐在那里,仍然处在疾病之中,仍然处在他们的罪恶里。就坐在那里。神医治了德国人,就是那些带着盼望,张开双臂的人。他们被打败到了一个地步,在那里的那些基督徒在希特勒等人统治下,已经被击打到了一个地步,以至于他们不得不寻求神的怜悯。哦,神知道该如何行事。

朋友们,注意,不要让它成为你。你带着盼望而来;要预备好。要把能压伤你的每一个重担都放下,心中谦卑,盼望着神能持守他的道。他会这样做的。
我爱他,(现在让我们闭上眼睛,举起我们的手。)我爱他,
因为他先爱我,
为我付出救恩赎价,
在各各他。
我(感谢你,主)爱他,
因为(闭上你的眼睛,想一想他为你做的事。借着信心把你的手按在他的血上。感受他的疼痛,他的抽搐。)
为我付出救恩赎价,
在各各他。(现在让我们站起来。)
我爱他,我(现在敬拜他;请举起你们的手来;让我们敬拜他。)
因为他先爱我,
为我付出救恩赎价,
在各各他。
77

让我们向神哼唱。遥望各各他。风在吹拂。他的后背被钉在十字架上,血和唾液满了他的脸。

主啊,我借着信心而来,我看着你脚上和你手上的钉痕。我把手放在你肋旁的那个钉痕上,我感受到了那个钉痕的撕裂。你受死使我可以存活。主啊,让我失去自己,主啊。让我们失去我所有的骄傲和我生命中的愚蠢。今晚,让我在心中感受到这个,主啊。让这个教会也在心中感受到这个。“为我付出救恩赎价。”你是神的羔羊,除去世人罪孽的。我是满了罪孽的那个人。求你除去我的罪。哦,神的羔羊,我前来。我来承认我的过犯。我来承认我的错误。我承认我不配活着,但主啊,让我为神而活,因为他为我死了。让我抛弃世上的一切,让我在他里面被找到,成为一个真正的仆人。求你祝福这个教会,父啊,我们满心感恩地来向你哼唱这首歌,从我们的心中来唱。你说:“使我们的心中有满足的喜乐。”因为神喜乐的膏油被倾倒进了我们的魂中。
我爱他,(现在,在你们的心中敬拜他。)我爱他,
因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