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0205M 盼望

1

非常感谢你,弟兄,我很高兴能来到这里。愿主祝福你。大家请坐。今早是我一生中第一次能站在图森这里的讲台上,这真是我极大的荣幸。今早当我过来时,我在想世界各地有多少个城市是神赐予我特权去拜访的,可以跟那些会众交谈,今早是我在美国这里第一次来到这个美好的城市。

自从我们来到这里之后,我们就学会了喜爱这里的人,和你们的氛围,你们的好天气,美丽的高山,沙漠。这里有一些东西使我渴望能呆在这里。这里非常安静。昨天我们在沙漠中到处看,看起来就好像是你呆在神说话的地方。没有任何东西是匆忙的,他们哪里也不想去,对什么也没兴趣,他们都很安静放松。看起来我遇到的所有人都是很休闲的。不着急。我们不是……不着急做任何事,那对一个神经紧张的传道人来说是个好地方,好让他能安静下来。不着急。生命是如此匆匆忙忙,我们称那个是“来回跑”,我们必须要在几分钟内做成这事,那事,只有那么多的时间。当你来的这里时,看起来好像是,“哦,有什么着急的?”我喜欢这样。
2

呐,在沙漠中,你还能学到另一件事,我认为那会让我们欣赏那些仙人掌刺。当我……你看到那些刺,我不相信有任何机器能削出那样的尖刺。我的儿子会对这个说“阿们”,因为我们昨天一整天都不得不把刺从他身上拔出来。呐,如果那些小尖刺是在我们那里,就会展开并成为一片美丽柔软的叶子,因为那本质就是一片叶子卷了起来。是自然把它削成了那样。那就是它保护自己的方式。思想一下这个,也许对我们是有益处的。

呐,把水浇灌进沙漠中,并让水分保留几年,那些尖刺上就会长出叶子出来,会很柔软的。有时候当我们没有了属灵的水分而奔跑时,教会就会成为那个样子。我们就会卷的很硬,并彼此相扎。但让那里充满水分,叶子就会柔软,有韧性,我认为那就是我们要为教会做的,就是我们能有属灵的水分,使我们保持甜美和温柔,好让神来使用我们;有韧性,不会彼此相扎,只会温柔甜美地按手在其他人的肩头上,各人的重担彼此担当,那样就成全了基督的律法。
3

我见过了你们的牧师。这是我一生中第一次遇见他,一个非常好的小伙子。我很感谢神,他在这里有这个美好的教会和这群会众。那样,我的好朋友,你们这里的一个会众……同你一起寄居在这里的诺曼弟兄和诺曼姐妹,我想,他们现在已经买好房子,要留下来了。我不是谴责他们。他告诉我,“建造这所教会,是我打造了最后一级台阶,把钉子钉进了那里,”他说:“我说:’哦,神啊,让我的朋友伯兰罕弟兄,有一天能走上这台阶,对着会众讲道。’”他刚才就站在后面哭了大约几分钟,因为神垂听了他的祷告。我很高兴能有这荣幸来到这里。我已经……你们是一些人……我遇见了,我唯一知道的就是叫他托尼弟兄。我叫不上来他的意大利名字。我遇见了他,他是个好人。另一个人,我相信他们叫他奥托,类似那样的名字。我在名字的发音方面不是很在行。

昨天,我们举行了国际性的聚会。那里有一个德国人,一个意大利人,等等,我在那里是个爱尔兰人。所以我说:“这是个国家性的聚会。”很多小伙子,他们中的一些人去到了海外,与那些国家争战,等等,与不同的国家。但如果你们都能有像我们昨天站在沙漠那里的感觉,就不会再有战争了;我们都成了弟兄。基督就是答案。
4

俯瞰着这美丽的山谷和四围的高山,远峰,我很喜欢这里。我坐在高处,俯瞰着这城市,我想:“在过去的时光里,有多少路过这里的勘探者从这片土地上走过,并死在了这沙漠里,为要寻找到一座金矿呢?”那些日子现在已经过去了,但我们感谢神,我们已经找到了金矿。你不是从你们这里的山中挖出来的;你们是从天上得到的。呐,今天,我们不再勘探了,但我们“期盼”神来成就他所做的每一个应许,把他丰盛的祝福倾倒在我们身上。

他仍然是神,当我们祈求时,他的心就渴望赐给我们所求的东西,甚至更多,因为他,“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人不至灭亡,反得永生。”如果当我们是罪人,与他疏远,远离神的良善时,他就爱了我们,今早他更是何等地愿意超过我们所求所想的,丰丰富富地赐给我们啊。
我们到这个城市来拜访。我们明天就要离开去加利福尼亚了,然后一直去到北部,去到世界的不同地方。但今早站在这个可爱的神召会教会里,对我来说确实是一个极大的荣幸。他们是我在世界各地的伟大赞助人,都是属于这个组织的好人,好传道人,好信徒。我认为所有属神的人都是很好的。无论你在哪里找到他们,他们都是很好的人。
5

我是个传道人,很多次旅行,大约有七次环绕世界,我发现圣灵……你去到泰国,日本,南非,再回到霍屯督人当中,以及那些地方,那些男人和女人来到教会,身上一点衣服都没有穿,因为他们不知道男女有别。数千人都躺在一起。如果你能说他们的语言,说:“右手和左手是哪一只?”他们都不知道你是在说什么。他们所知道的就是杀死他们所能杀的东西来吃,他们不能……任何能得到东西吃,让自己活下去的方法,就好像一只动物所做的那样。

但只有一样东西能使他们像我们一样。你站在一群像那样的会众中,让圣灵降在他们身上,他们就会做当你领受圣灵时所做的同样的事,以同样的方式行事。这表明了神不偏待任何人或国家。正如使徒行传4章所说的,彼得说他看出神不偏待任何族类,所有敬畏他的人……所以我们有一些共同的东西,那就是耶稣基督。
6

刚才我给我妻子打电话,那里的温度是差不多零度;甚至学校也因为下雪而关闭了,都在大雪覆盖之下,道路也很滑。如果有从东部来的人,你们应当很高兴你们生活在西部这里,因为天气很冷。所以也许在我们这片地和你们的土地上没有什么共同的东西,但我们有我的神和你的神,因为都是同一位神。

今早我来是稍微介绍一下主耶稣让我带到全世界的这事工的。我认为今早在主日学上,神赐给人们一个机会,让我可以解释给他们听(因为我们只在这里呆一个晚上),也许他们可以接受基督来医治他们的身体。这是我第一次来这里,这些奇怪的事也许看起来对你来说有一些陌生。“为什么他们这样做呢?为什么他们不用别的方法去做呢?”我也许可以解释一下。
呐,通常当我们进到一个城市中,当他们正在举行一个大聚会时,我们会要求合作,并让所有的教会成员都聚到一起,因为基督在我们中间不是分开的;他是在我们中间的同一位基督。我们竭力要让所有的宗派,卫理公会,浸信会,卫理公会,神的会,圣洁派等都来到一起。那样我们就与基督耶稣一起坐在天上,满心盼望神会将他们的圣灵倾倒在我们身上,极其丰富地倾倒下来。那样我们……那样做……
7

我总是会做这个声明。每个人都知道我是宣教浸信会的,当我领受圣灵时,我是个宣教浸信会的信徒。所以那个时候,我就不相信五旬节是个组织,我相信五旬节是个经历,凡愿意来的,都可以领受。我们不能四面围上栅栏,因为不是那样,它会越过我们的栅栏的,你瞧。

所以我相信一个人能得救,即使他是卫理公会,浸信会,天主教,或无论他是谁,只要他真诚地信靠耶稣基督的救恩。但如果他是个天主教徒并相信是教会救了他,那他就失丧了。如果他是个五旬节派信徒,并相信是教会救了他,那他也失丧了。但无论他是谁,他去上哪家教会,如果他真诚地依靠耶稣基督的血和功价,那他就是得救的,我不在乎他上哪家教会。我们得救是借着恩,也因着信。
8

我过去曾牧放牛群,在科罗拉多州的高山上牧放它们。在激流河谷那里,赫里福种牛协会经营着那个山谷。(我猜你们这里也有同样的法律,为要保持纯种,有商会的卡片等等。)如果在你的农场上能生产一吨的干草,哦,那你就能把你的牛送进去(那个牧场能为一头牛长出一吨干草),因为你有丛林的牧养权。

我们上到激流河谷那里,他们有一个大的移动栅栏,在激流河谷东西分叉的地方。春天,很多次我在早上放牛的时候坐在那里,把牛赶上去,把我的腿搭在鞍角上,看着护林队员站在那里,看着那些牛经过。有一天坐在那里,我想:“当我们去到天上那伟大的门时就是这样的。”
我注意到牛经过那里,有大约十五或十六种不同类型的牛进到那里。有一些牛是多条纹的,那是在格莱姆斯先生的牧场上的;杰弗里斯先生的是土耳其种,以及不同的品种。护林队员是不会太在意那些品种的。他根本不注意那个;但他注意的是牛耳朵上的血标签,因为你不能把一头牛赶进那牧场,除非它是纯种的赫里福种牛。那就是他们想要知道的,牛要纯种的,必须要有一个血标签。
我想:“那完全是在审判的日子的情形。神不会在意我穿的是什么牌子衣服,我是不是浸信会,或五旬节派,或长老会的,但他会关注那个血标签。’我一看到那血,就越过你们去。’”我们能进到那里是靠着我们是什么样的,而不是靠着我们是谁。
9

呐,今晚当我们要投入到聚会中时……牧师,大概什么时候聚会开始呢?7:45。那么大约6:30,我想,在6:00到6:30之间,我会让他们中的一些人下来向人们分发祷告卡,在聚会之前的一段时间,那样当进入聚会时,他们就不会打扰到聚会了。让生病的人上到这前面来,那样我就能离他们近点了。因此会发祷告卡的。小伙子会下来并带着很多祷告卡,在你们面前把卡混在一起,然后就可以发给每个人一张祷告卡(瞧?),如果你想要的话。每个想要祷告卡的人,都可以拿到。

我们之所以那样做的原因是……我们常常在聚会中发……每一个合作的牧师,我们会发一百张卡给他的会众。哦,第一个让他的会众进来的,就会得到。他们其他的人不会来的,因为也许只是在那里三个晚上,我不可能让很多人通过队列的。后来我们发现那个不管用。
后来,我让跟我一起旅行的一个传道人分发祷告卡,他是属于某个组织的,如果他不偏向他自己的组织一点,那他就会有点难办了。
10

因此,我通常一开始都是叫十或十五个人到讲台上来。哦,如果他们没有拿到卡号为一到十五号的祷告卡,哦,他们就会把卡片丢在地上。他们不想要了,因为他们不会被叫到的。所以我们发现那也不管用。

然后,我让一个小孩子,就像这些小孩子一样,我说:“你上来,孩子(或是像这么大坐在妈妈腿上的小女孩)。”
我说:“你会数数吗?”
“是的,先生。”
“那你开始数吧。”
我们会开始,“三,四,五,六,”他数到哪里停下来;我们就从那里开始。
哦,不管你信不信,我们仍然都是人;妈妈知道怎样去告诉朱尼尔在哪里停下来,停在她的的卡号上。所以我们发现那也不管用。
再后来,我们发现一个人在祷告队列里,或是有一次上来,把祷告卡卖给人们,好让人能第一个上到讲台上。所以那也不管用。
后来有一天晚上,主启示我,让某个人下去分发祷告卡,站在会众面前把卡片顺序打乱。那样这个人可能会拿到一号卡,这个人是35号,那个人是62,然后接下去。卡都被混乱了。那样,那个分发祷告卡的人就不能安排他们上台来了,因为他也不知道。卡号都乱了。
11

后来,当我去到聚会中时,哦,有时候我从1号卡开始,有时候从25号叫到50号。有时候我会计算有多少人坐在这座位上(当我讲道时,暗地里数的),从这边开始扩散。哦,很随意。那样,就可以掌控整个会众。用那种方式,在会众中和台上得医治的人的比例大约是50比1。

这信息不是要医治什么人,因为医治是已经被赎买回来的东西。救恩已经被赎买了。你不是上个周,或去年或五年前才得救的。你是当耶稣在各各他为你受死时就得救的。那就是你的救恩。现在,你只是在两个周之前,或两年前才接受了而已,等等。那就是你得医治的方式。“他为我们的过犯受害,因他受的鞭伤,我们得了(过去式)医治。”所以,那只是要让人们看到,认识到,基督的同在近在咫尺。就是这个带来了成千上万的人得医治的果效。
12

呐,在我们就近这道之前,让我们先来就近作者,做几句祷告,让我们低头。

我们仁慈的天父,今早我们奉你儿子耶稣基督这个能满足一切的名,来就近你的圣洁,因为我们已经在这道中得了他的教导,如果我们奉他的名无论向父求什么,必蒙应允。我们没有别的名让我们可以安息,确保他会听我们,只有主耶稣这个能满足一切的名。
父啊,首先我们为你已经为我们所做的一切而感谢你,就是你赐予我们的很多祝福和诸多恩典。然后,我们为着我们今早能站在这个新教会里而感谢你的恩典,这是这个城中一个值得纪念的建筑,为着神的荣耀而立在这里,让放纵的罪人可以来得救;让那些超越了这属地的医生的认识和理解的病人,仍然能来就近这更高的大能,这位全能者,并得医治。哦,父啊,我们是何等爱你。我们为此而何等感恩。
我们是荣幸的人……想到俄国今早把那个大人造卫星发射到了天空中,有一个人坐在里面,地球上的人都能听到他的心跳。末世是何等的近了。它环绕在这个国家的上空,“要么投降,要么灭亡!”哦,神啊!如果他们丢下那些原子弹的话,想想那将会是什么样子吧。这个古老的地球将会坠落进太空中,时间将不复存在。
但这蒙福的道教导我们,在这事发生之前,教会就会回家与主在一起了。哦,挪亚在大雨落下之前就进到了方舟里,罗得在火降下之前就被呼召出了所多玛。主啊,我们相信教会在大毁灭到来之前就会被从这地上提走的。我们很高兴地知道我们离那个时候很近了。
父啊,今早我们看到,并知道也许这在今晚之前就会发生,这个国家,或这个世界将会被炸成碎片。某个小国家或某个狂热分子放出一颗导弹,他们都彼此瞄准着对方,那就结束了。但在那事发生之前,神啊,被提的号角就会吹响,我们就会被召集到空中与主相遇。今早我们该成为怎样的民呢?当我们看到无花果树发芽,那个大迹象时,我们要欢喜,昂首挺胸,因为科学说这就是午夜前的三分钟了。事情随时都会发生。
13

哦,主神啊,求你今早用你的大能和你充足的智慧来震动教会。今天就来震动,让你巨大的翅膀张开,今天就遮蔽在这个小教会之上;像母鸡聚集小鸡一样把你的儿女聚集在翅膀下,将肉身和属灵的病人都恢复到健康状态。主啊,求你应允,求你祝福这教会。祝福他们站在这里的目的,所代表的原因:牧师,长老,执事,理事和平信徒,以及所有进到这里的陌生人。

不仅仅是这个教会,我们祈求你也祝福这片地域的每一个教会。因着今天的这个小小聚集,愿他们开始一个从亚利桑那州这边横扫到那边的老式复兴。主啊,求你应允。我们谦卑地在你面前低头,感谢你,我们奉你的爱子,我们救主耶稣的名求。阿们。
14

呐,不是要讲道,只是一个小小的开场白,为了今晚的聚会预备人们的心,我们相信我们的天父会与我们相会的。然后也许在某个方便的时候,若主愿意,我们想要再回来,也许会呆多一些时间,那时我们就可以聚在一起,把弟兄们聚在一起。我们还要继续旅行。

我想要从路加福音来读,第2章的25节,是26节:
他得了圣灵的启示,知道自己未死以前,必看见主所立的基督。
我要用“盼望”来作题目,盼望通常是基于信心之上的。在你能盼望什么东西之前,你必须要有信心。呐,好像许多在旧约中的神的仆人那样,信心是从听道来的,听道是从神的话来的。
15

我经常引用这话:神对他的道负责。我喜欢从中读一句话或两句话,因为我们说的会失败,因为我只是个人,但他的道不会失败,因为他是神。在任何时候当神被呼叫出场,要做一个决定时,神所做的第一次决定也是每次他所做的同一个决定。

呐,那就是你可以庄重地奠基你信心的地方,就是在主如此说上。你必须要相信,这是神的道。那是我们所拥有的唯一盼望,唯一可靠的盼望就是在神的道上。呐,神是无限的,他不能犯错误,他是完美的,因此,他所有的……他所有的应许都必须是完美的,就像他是完美的一样。“太初有道,道与神同在,道就是神……这道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这道本身。因此,圣经就是神的道。是神自己被写在了这纸上。
没有任何人会比他的话更好。如果我不能相信一个人的话,那我就不会跟他有任何关系。他必须是真诚的,他必须是真实的,尤其是当他承认他是个基督徒的时候。
16

呐,这只是一段很短的内容,关键不是内容有多长。不是质量,哦,不是数量,而是这道的质量。这才是关键,这是神的道。

在这里,老西面说他得了圣灵的应许,在他未死以前,必会看见主所立的基督。他有一个权利去盼望这个,因为神已经借着圣灵启示给了他。神启示给他是有一个原因的。
17

呐,我们发现年老的亚伯拉罕,当他七十五岁时,他妻子六十五岁(撒拉),神对他说话并向他启示,他要从他妻子撒拉得一个孩子。他已经老迈,她也不能生育了。他们一生都是像那样的,但神告诉他说他要从撒拉得一个孩子。

神告诉他,要他因着那个应许把自己分别出来。我们也必须要那样去做。当我们接受神的道时,我们必须要把我们自己从与神的道相反的所有属世之事中分别出来。你不能去对人们说:“呐,你认为我得医治了吗?你认为……?”他们怎么认为那跟医治一点关系都没有。关键是你怎么认为的,那取决于你。神要求他分别自己,他就带着接受孩子的极大盼望照着去做了。
18

呐,我们发现直到二十五年之后,那个孩子才出生了。因为第一个月,这事并没有发生,他的信心非但没有减弱,反而一直都更强壮,因为他的盼望更大了。撒拉年长了一个月,那他的盼望就更大了一个月,因为神会持守他的道的。对她来说,在一百岁的时候得着孩子要比在六十岁的时候要好很多。明白我的意思了吗?那一直都是一个更大的见证。他从未软弱过,反而一直都更加强壮了。

呐,我们都是亚伯拉罕的子孙,圣经是这么说的。我们在基督里死了的人,被称为是亚伯拉罕的种子,是照着应许承受产业的。我们是亚伯拉罕应许的种子,因为亚伯拉罕被赐予了那个应许。呐,如果我们是跟亚伯拉罕一同承受产业,那我们就是亚伯拉罕的子孙。我们自己就拥有亚伯拉罕所拥有的同样信心,当神做出了一个应许时,他就知道事情肯定会发生的,不会出现别的境况。
19

你能想像亚伯拉罕出去……我们来说说他和撒拉是怎么做的。他七十五,她六十五。那差不多是绝经十五到二十年了。她是他的半个妹妹。也许在她十六七岁嫁给亚伯拉罕时,就生活在一起了,一直都没有孩子。但神向他显现并告诉他说她会有一个孩子。呐,亚伯拉罕盼望着那事发生,因为神那样说了。

我能想像……你能想像一个七十岁的老人,和一个六十五岁的妇人,去看医生要让医院做出安排,要生孩子吗?人们会对他们怎么说呢?医生会怎么说?“那个老人是……思想有些不正常了。那个老人不对头了。”哦,任何凭信心接受神的,接受神的应许的男人或女人,都被这个世界认为是某种思想奇怪的人或是一个疯子,因为这世上的事情对神来说是完全愚拙的。人称之为伟大的,神称之为愚拙。呐,但亚伯拉罕相信。
呐,在最初的二十八天之后……(她已经绝经了十五到二十年了),“亲爱的,你觉得怎样?”
“没有任何不同。”
“哦,赞美神,我们无论如何都会有孩子的。”
20

因着极大的盼望,也许撒拉缝制了一些小靴子,和一条小毛毯,为什么?她期盼着有什么事会发生。那就是她那样做的原因。一年又一年过去了,亚伯拉罕信心越来越坚强,归赞美于神。最后事情发生了,因为他盼望着事情会发生。

在她九十岁之后……哦,他九十岁了。“亚伯拉罕,现在你对这事是怎么认为的?要放弃了吗?”
“不,先生,我们一定会生出孩子的。我们已经把衣服都摆放好了,预备好了一切。”
“你预备好多长时间了?”
“二十五年了,但神必定会赐下孩子的。”
我喜欢这个。瞧,这是肯定的。神那样说,事情就结束了。当神做出一个决定时,他就会使事情永远那样的。呐,我能做出一个决定,五分钟后就必须退回去再做出另一个决定,因为我的那个决定做错了。你也会那样,因为我们是有限的。但神,他是无限的,他不能犯错误。他是毫无谬误的,全能的,无所不在的,无限的神。阿们。当他做出决定时,事情就永远地解决了。他不能再回去说:“我错了。”他不能那样做。
21

如果神在起初基于信心做出了一个决定,如果我们相信他的道,他就会使每一个应许都成为真实的,那神对他的应许来说就仍然是无限的神。他不能失败。必须要是那样的。这是肯定的。如果你接受他的道并相信的话,你就必定会击中目标的。

呐,如果神说……哦,就像教会所说的,不是……有一些传道人说神迹的日子过去了;神不再医治病人了。如果神为了一个病人而被呼求出场,并在他信心的根基上医治了他,如果另一个病人来到他面前,他也必须做同样的事,否则当他医治第一个人时,他就是做错了。
在圣经中,如果他把圣灵赐给了顺服他的人,完全是按照他在使徒行传中所应许的……他说:“这应许是给你们和你们的儿女,并一切在远方的人,就是主我们的神所召来的。”如果一个人满足了那些标准,神对他的道负责,用圣灵充满了他。因为如果他不那样做,那他就是做错了。如果神做了错事,那他就是个人,而不是神了,那他就是有限的,像我们一样了。所以,你瞧,作为亚伯拉罕的儿女,我们接受神的应许并持守住它。无论发生什么事,我们都会同样持守在那里,因为神那样说,事情就解决了。
22

呐,你不能自欺欺人;你必须要有信心。你不能自欺欺人。那是不能欺骗的。撒旦不是个……他知道你是不是自欺欺人。当你不是在自欺欺人时,他也知道。当什么东西在你内心中锚定,而你也知道是那样的话,那就会有什么事发生的。

亚伯拉罕相信那个,他相信神。他接受神的道。在盼望中,他带着越来越大的盼望等候了二十五年。最后那个孩子降生了,因为他在期盼着。
他把自己分别出来。如果你注意到那在等候的……神告诉他把自己跟他所有的亲人分别开来,直到他完全顺服了神,神才能祝福他。一开始他父亲跟在身边,哦,那个老人导致了麻烦。然后他跟罗得在一起,罗得也导致了麻烦。直到他把自己分别出来,跟所有的不信分离,把他们甩掉了。然后神才下来对他说话,就有事情发生了。
23

当我们让所有不信的灵远离了我们,单单接受神的道……“我不在乎某某人怎么说,或某某人那么说,神做出了应许。我就站稳在那里。”然后神就会来回应的。

但记住,神祝福他,持守他,等等,或喂养他,引领着他从一个地方去到另一个地方;但直到他完全把自己从属世的一切事情中脱离出来时,神才完全祝福了他,并赐给了他应许。让他的侄子照着他想要的去到了所多玛,他们其他人也是那样。他的父亲死了,然后神告诉他:“你起来查看这地,我要把它都赐给你。你向东、西、南、北观看。”我想就该是那样的。如果一个教会,一些人到了一个地步,他们能完全把自己从属世的事情中分别出来,然后你就会看到圣经中的每一个应许。那都是你的。
那就好像是一个大通道。借着同一个圣灵我们都受洗进入了一个通道。有一些人借着圣灵的洗进入了那个通道中,说:“哦,感谢主,我进去了。感谢主,我在这里了。”
那还不是。对我来说,神对亚伯拉罕是怎么说的?“你起来走遍这地,查看。这都是属于你的。”就是那样,当我进入到基督里时,我想要到处查看。不仅仅是知道他救赎了我,而且是在那里我还拥有别的什么?如果某人给了我一个大通道,我进去了,我就会查看哪些事,看看我拥有什么。那就是今天的基督徒的样子。他们没有查看神的应许,并看到那是说“凡愿意的,都可以来。”我发现了一些更高的东西,我就给自己找了个梯子,并爬上去了,查看那阁楼上,要看到有什么是属于我的。
24

你们基督徒有时候不查验,要找出什么是属于你们的。医治是你们的,救恩是你们的,喜乐是你们的,平安……在圣经中的每一个应许都是你们的。当一个人被圣灵充满时,神就给了他一本支票簿,有耶稣的名字写在支票的下方。要递上去。不要害怕写上去。递上去,神会将他所应许的丰盛祝福倾倒在你身上的。

摩西已经放弃了盼望。他去到了沙漠的背后牧放他岳父叶忒罗的羊群,有一天早上,在沙漠的背后,他看到了一丛荆棘在燃烧。他走到了那丛荆棘前面。尽管摩西是个神学家,因为他在智慧上受过了训练,学到了埃及一切的知识(他母亲告诉他说他是为了一个目的而被呼召的),他所有的神学经历对他来说都毫无用处了。
我不是小看神学经历。但我是说当你遇见了神时,那永远也无法取代你遇见他时的那个经历。有事情发生了。他成了一个新造的人。有时候对世界来说,那会使你所做的事对世人来说是滑稽的。
25

我能想像摩西在第二天早上(西坡拉坐在骡子背上,把小革顺抱在腿上),下去要征服埃及,一个枯干的棍子握在手中,当作走路的杖,胡须左右飘动……“摩西,你要去哪里?”

“下去接管埃及。”一个人的入侵。这就好像一个人去到俄国接管它一样。一个一百岁的老人,他的妻子抱着孩子坐在骡子背上,要下去接管它。但问题是,他做到了,因为神做出了应许,摩西盼望神能持守他的应许。
26

他杀过埃及人。有一次他去到外面,杀死了一个人,那是在神的旨意之外,那是他手中的一个污点;第二次他下去击杀了整个民族,但那是他手中的一个荣耀。因此第一次是摩西在做,第二次是神在做。那就导致了区别。他盼望神来拯救他们,因为“我听见了他们的哭求;我看到了他们的苦情,我(单数名词)下来要拯救他们,我差派了你,摩西,代替我的位置。”事情就成了。

他们看到了你在受苦。他看到医生说:“我无能为力了。”他就下来以圣灵的样式接管,如果你完全让他做的话。你期盼着他来行事,也知道他应许过要那样做,那就持守住他的道。他说过他会做的,我们就有了盼望。
27

西面,一个有大名声的人,西面是一个老圣贤,他是个……他在人们中间有大名声(如果你曾读过他的历史的话);他是个可敬的人。你能想像一个老人在那里,差不多有八十多岁了,到处去说:“哦,你知道在我未尝死味之前会见到主基督。”

我能想像其中的一个拉比说:“你知道那个可怜的老人,真是令人同情。哦,那个老人有点头脑不正常了。哦,我们已经盼望弥赛亚有四百年了。自从伊甸园起,我们的人就盼望弥赛亚;而现在我们是在罗马的统治之下。所有的情形都结束……那些事要发生的所有迹象都在我们面前停住了;我们落入了捆绑中。我们不再是一个国家了;我们无路可走了,我们是在罗马政府之下。而这个老人,一只脚已经进了棺材,另一只脚也快进去了,他却说他会见到主基督。”他们说:“哦,那永远都不会发生的。”
28

但西面知道事情会发生。我能想像某个年轻的拉比说:“哦,不用在意那个老人。他没有多少伤害的;他不会伤害任何人的。他总是在这里走来走去,对每一个人都做见证,说他要做这个,做那个,他要活着看到弥赛亚来到,都是像那样的事。”

“哦,西面,你有什么原因?为什么你说像那样的话呢?是什么使你说……大卫盼望他,以利亚盼望他,古时的先知们,我们在每一个时代都盼望他……现在神迹的日子已经过去了,一切都黯淡下去了。四百年来,我们只有过一个先知,玛拉基;而你跑出来说,你在未死之前会见到弥赛亚。你怎么知道那是真的呢?”
“因为圣灵已经把这个启示给我了。”
那就是他的根基。那也必须是你的根基。那必须是我的根基。当圣灵把这个启示给了我们,并且那是照着圣经的,那就没有什么能使它停止的,当圣灵把这个启示给了你,你就会看到这是神道中的一个应许。
29

呐,神的医治是这道中的一个应许。呐,如果圣灵把这个启示给你,那他受死为要医治你,就像拯救你一样,然后你带着盼望去接受它,神就必定会看到你得到它的。

呐,你也许……医生也许会说:“呐,不要管他们。我猜那不会伤害他们的。他们无论怎样都会死掉的。”
但你记住,如果神做出了应许,无论环境怎样,你都要持守住那个。如果你说:“哦,我得了癌症。”“我得了肺结核”那跟这个一点关系都没有。如果神启示了,神就会持守他的应许的,就是那样。
30

我常常会想到约拿。想到症状,人们会看他们的症状。约拿才有真正的症状呢。他在大鱼的肚腹里,手脚被捆着,在大鱼的肚腹中,那里满了呕吐物,去到了波涛汹涌的海底。呐,他有一些症状。如果他朝这边看,是大鱼的肚腹;朝那边看,也是大鱼的肚腹;他无论朝哪里看,都是大鱼的肚腹。呐,我敢肯定,这里没有一个人有那种糟糕的境况。

但你知道他怎么说的吗?他说:“那都是虚谎没有价值的。我不会相信那些。”他怎么说的?“我要再一次仰望你的圣殿。”
因为他知道当那圣殿被奉献时,那天当所罗门奉献圣殿时,他祷告说:“主啊,无论你的子民在哪里陷入到了麻烦之中,他若仰望这圣殿,就愿你在天上垂听。”他知道神垂听了那个人的祷告。
你知道神怎么做的吗?神使他在那里活了三日三夜,一直把他带到了尼尼微。也许神让那条鱼长时间在水中游,把他送到了那里。但他在大鱼的肚腹里呆了三日三夜。他盼望着神能使事情成就,因为他满足了那个要求。神做出了应许,他也相信了。
31

如果约拿在那样的环境下都能得着从神而来的像那样大的神迹,因为那是照着神的道,照着他的信心……如果他能在那样的情形下那样做,今早当我们在仰望的不是人手所造的圣殿时,我们更是何等应该得医治啊。所罗门最后退步了。他的嫔妃们拉着他远离了神。

但我们仰望的是在神右手边的耶稣,他坐在那里用他自己的血,永远活着为我们所承认的代求。我们更是何等应该称任何疾病为“虚谎没有价值的。我不相信那个。’他为我们的过犯受害,为我们的罪孽压伤,因他受的刑罚我们得平安,因他受的鞭伤我们得了医治。’因此,撒旦,带着你的疾病,从这里出去,”瞧。“我相信神。我盼望着这事发生。”就是那样。
如果事情现在不发生,那它过一会也会发生。如果今天不发生,那它明天也会发生。如果明天不发生,下个周也会发生。无论怎样,事情肯定会发生的。神那样说了。就是那样。呐,你要去到你拥有信心的地方。要有盼望。神说他会做的事,他都会做的。神不能撒谎。
32

西面,一个有大名声的人,不要认为名声有什么特别的。今天太多这样的东西进入了我们的教会中,甚至是对我们五旬节派教会来说。太多时髦的东西,你知道,就好像我们在社会中拥有大名声等等。我们所需要的是一个老式的、原始的、明朗的、能杀死罪恶的信仰。我们需要的是直筒子的人,能毫不妥协地传讲这福音,让那些小碎片落到任何它们想要落到的地方,并插入到里面。我们需要属神的人,能带着大能站立,把教会带回到它应该在的位置上。

有什么东西出错了。我们认识到了这个。我们都知道。我们意识到了。我们的教会堕落了,变得软弱了。我们需要的不是一个喷涌出来的新组织,我们需要的不是另一场春雨;我们需要的是回到神道和神的圣经的信心上去。一个能使魂震动的经历再回到教会中,那才是我们所需要的。一次清扫,一个修直,出现在我们的教会和组织中。停止去画那些分界线,这个那个的。
33

那天有一个组织,因为我让另一个不属于他们组织的传道人坐在讲台上,他说:“我们已经划出了一条线。我们已经把你划出去了,伯兰罕弟兄,划出了我们的圈子。”

我说:“我正在划另一个圈,非常大……把你再划进来。”我说:“那样你就不能把我推出去了。”是的。“我要在你们的头顶上划一个大圈,把你们再带进来。”瞧?
那是给……我们是弟兄。“我们不是分开的;我们都成了一个身体。”是的。我们是基督徒,从神的灵而生,被他的宝血所洗净。我们是基督徒。我们应该行为像基督徒;我们应该让我们的举止像基督徒男人和女人。让我告诉你们一件事,就是今天的教会所缺少的,那就是使自己的行为像基督徒。我们到处去,举止就像死苍蝇一样。那太糟糕了。没有足够的信心,如果那是墨水,就要把中间的“I”标出来。我们完全失去了一些东西。我们应当做的就是挺起我们的胸膛。
34

多年前,在南方这里,他们经常在奴隶市场上贩卖奴隶,尤其是在佐治亚州,等等,当……他们去到海外的非洲,布尔人会带回奴隶来。把他们带到牙买加,再运送到福罗里达州,贩卖他们的一生。那是错误的。神造了人,但人造了奴隶。没有人本该成为一名奴隶。我们在基督里都是自由的。我们不是国家的奴隶,不是组织的奴隶,我们都是属神的男人女人。我们把手伸向每一个堕落的弟兄,无论他是在哪里。有一个房间是给我们所有人的。所以当我们到了一个地步……

人们出去,在不同的种植园买卖那些奴隶。他们有买卖凭证,就好像在某处的车辆市场上的二手车一样。所以他们到处去买奴隶。他们会用……
我读过亚伯拉罕•林肯,一个伟大的南方人。他在新奥尔良州那里从船上下来,看到他们在一个奴隶坑那里拍卖一个大个子,一个大块头的强壮黑人。他可怜的小妻子就带着两个孩子站在那里哭泣,因为他们要把他卖给更加高大健康的妇人去交配,好生出更高大的奴隶来。亚伯拉罕林肯像那样握紧他的拳头,说:“这是错的。有一天我会取消这个,即使这要付上我的生命。”那的确使他付出了生命,但他也取消了。他也废掉了那个。
35

让我告诉你,弟兄,不信是属魔鬼的。主啊,让我击毁它。我不在乎这是不是会付上我的生命。让我把这东西从教会中拿走,那些界限等等,使我们能看到我们都是借着一位圣灵受洗归入了一个身体,我们都是基督徒。我们是弟兄姐妹。无论一个人是否属于神的会,而我是属于神召会的,这个人是浸信会的,或长老会的;我们都是弟兄,我们就是那样的,我们都是在基督里的弟兄。让我们打破这个。打破这些分界线。我们可以向每一个弟兄都张开我们的双臂。

不久前在这里,他们说:“伯兰罕弟兄,如果你能加入到我们的组织……”
我说:“不,我不加入你们的组织,但我要告诉你我会怎么做,我要向两边的每一个人都伸出我的手臂。”那是……我们在基督里都成了一体了。
36

有一天,这位经纪人来到一处种植园。他说:“你有多少个奴隶?”

主人说:“有一百多个。”
那人说:“我想要看看他们。”
“好的。”他们都在工作,都在……他们都很沮丧,他们到了一个他们知道永远都无法返回故土的地方,永远也见不到爸爸妈妈,还有孩子等亲人了,他们都很悲伤。主人用鞭子鞭打他们,让他们干活;逼着他们拉犁和干活,以及他们必须要干的活。
有一天,当这个买奴隶的人来到,他注意到那人在鞭打那些奴隶,让他们干活,只有一个年轻人除外。他们不需要鞭打他。他挺胸抬头;任何时刻都干得很好。
那个经纪人说:“我想要买那个人。”
主人说:“不,他是非卖品。我不能卖他。”
他说:“哦,我注意到你不需要管教他。”
他说:“不用。”
说:“怎么回事?他是掌管所有奴隶的吗?”
说:“不,他就是一个奴隶。”
说:“也许你给他吃的跟其他奴隶不同。”
说:“不,他们都一起在餐厅吃饭,他只是一个奴隶。”
说:“哦,是什么使得他与其他的奴隶如此不同呢?”
他说:“我也奇怪,直到有一天我发现了,在他所来自的家乡非洲,他的父亲是部落里的王。尽管他是个外乡人,但他知道他是王的儿子,他自己的举止就像一个王子一样。”
哦,神啊!我们都是神的儿女,是天上的王的儿子。那我们自己应该有怎样的举止呢?软弱的……被推回去吗?不,先生。
“我的天父富有房屋和天地,
他把世界的财富握在手中。
有红宝石,钻石和金银,
他的金库是满的,他有数不清的财富。“
因为我们是王的儿女,让我们自己行为……
37

女士们,不要效仿这世界。不要穿得像世人。不要效仿这些现代的事,以及他们所做的这些事。要远离那些。你是王的女儿。绅士们,你们弟兄们,你们不需要被打倒,并被推到角落里。你是王的儿子。是的,站起来挺起你的胸膛,去面对这些。那肯定是……

我们盼望着神来为我们做事。但当我们还围在像那样半死不活的东西周围时,他就什么都不能为我们做。他想要一个有活力的教会。他想要教会的成员成为活石,能被永在建造信心的宫殿上。要相信他,接受他,接受他的道。
呐,你说:“哦,我有大名声,伯兰罕弟兄。我是个生意人。我在我的社团中玩牌。”弟兄,我不在乎你有什么,在这世上的社团没有一个能比耶稣基督的社团更伟大的。
你永远都无法加入到其中。你说:“哦,我是一个教会会员。”只有一个教会,只有一条路,一个门,那就是耶稣基督。从别的路进去的就是贼,就是强盗。我们都从一个圣灵受洗归入了那个身体。是的,我们都是弟兄。是的,先生。我们都是王的儿女。我们应当掌控我们自己。我们在这世上的名声什么都不是,但我们想要我们能在天上站立在神的面前。
38

呐,我们发现……来看西面(我看到我还有五分多钟),让我们更深入地来看看他。我们西面那样做是有原因的,因为圣灵已经向他启示,他不会见死。无论是什么,他有多老了,或什么都没有出现过,有多少其他的人无法看到他,但他自己要看到主基督。

哦,弟兄,姐妹,巴不得你能让圣灵现在就向你启示,“我是那个要得着医治的人。是的,先生。我不知道其他人要做什么,但这是我的机会。这是我要得医治的时刻。”
“这是我要得着圣灵的时候。神已经对我启示了。我要领受圣灵。”一些特别的事会发生的。
39

好像深渊对深渊呼唤。“你的瀑布发声,”大卫说。换句话说,如果在这里有一个深渊在呼唤,在那里就必定有一处深渊来回应那个呼召。换句话说……有多少人相信你会更近地与神同行?请举起你的手来。好的。有多少人相信神是位医治者?请举手。好的。哦,呐,如果在你里面有一些东西告诉你那个,那就必定在某处有某样东西来回应那个渴求。

就像这个:在鱼的背上有鱼鳍之前,首先要必须有水让它可以在里面游,否则它就不需要有鱼鳍了。在地上有树长出来之前,首先必须要有土,否则根本就不会有树从地里长出来。
在不久前……我刚想到了(我最近引用过这个)在我们城里的一个小男孩,他是……他把学校中的所有铅笔上的橡皮擦都吃掉了。老师写信给他妈妈,有一天他妈妈发现他在后门廊那里,吃自行车踏板。那也是橡胶。他们就带他去到实验室,给这个小家伙做检查,要找出什么地方出了问题。医生发现他的小儿子体内需要硫磺。呐,你可以在橡胶里发现硫磺。呐,注意……在那里一直对硫磺有一个渴望,那就必须要先有硫磺。哦,弟兄,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吗?在那里有一个渴望之前,必须要先有硫磺。你明白了吗?
40

那就是神有更多东西给你的原因。那就是有神的医治为你预备的原因,因为你在寻求它。那就是为什么有一位神……亚伯拉罕在寻求,他的建造者是神。他在盼望,因为神已经做出了应许。你明白了吗?

在有受造物之前,必须要有一位创造者来创造那个受造物。只要你感觉你相信神的医治,那就在某处有一个泉源是打开的。只要你相信有一位能用圣灵充满你的神,那就在某处有一处泉源是打开的,否则你永远都不会渴望那个。其他人……很多其他的人都不会渴望(瞧?),因为那不是启示给他们的。但那是启示给你的。为什么?借着什么?(我现在感觉很兴奋了。)瞧?这是什么?借着圣灵,这被启示给了你,就是启示西面的同一位圣灵。
只要神启示了,那就在某处有一个泉源是打开的。哦,巴不得我们能明白这个!这个泉源在某处是打开的,因为这已经借着圣灵启示给了你,神是位医治者。那个泉源在哪里呢?就是用圣灵充满的神。那个泉源在哪里呢?瞧,在某处有一个泉源,否则在你的心里根本就不会有渴望。那会使你失去对其它东西的念想,因为那超越了一切。因着信,他会完全充满你。呐,没有两个圣灵。只有一个圣灵,启示给西面的同一位圣灵也把这个启示给了你,借着圣灵被启示出来。
41

有一泉源,血流盈满,

流自以马内利。
罪人只要投身此泉,
立去全身罪迹。
那是给每一个罪人的。在五旬节那天,彼得说:“你们各人要悔改,奉耶稣基督的名受洗,叫你们的罪得赦,你们就必领受所赐的圣灵。因为这应许……”哦,天啊!你怎么能把它收回,使它成为历史上的东西呢?“这应许是给你,和你们的儿女,并一切在远方的人,就是主我们的神所召来的。”
[磁带有空白—编者注]……五旬节的祝福,神的大能要带走他的教会。他不会失败。他不能减弱。他今天还跟以前一样是光亮和新鲜的,将来也永远是这样。他是永恒的。哦,是的。
42

神的儿子被神的圣灵引导。(大卫•杜波莱西曾说过关于……关于神的儿子们)神的儿子们被神的圣灵引导。你们都相信这点,不是吗?神的儿女被神的圣灵引导。呐,问题是,今天的教会……(他说:“我们有太多的孙子了。”)但神没有孙儿女。

43

呐,你们卫理公会的人,请注意听一会。我想要剥掉你们的伪装。如果我们仍然要有属神的卫理公会儿女,那没关系。如果我们要有属神的浸信会的儿女,那也没关系,路德派,拿撒勒派,天路圣洁派,或五旬节派。但就像他们其他人那样,我们也是在五旬节派中。我们带着我们的儿女,把他们带到教会中,因为我们在那里,就使他们成为了五旬节派教会的会员。

那是孙儿女!神没有孙儿女!那个儿子或女儿必须要付上我们所付的同样的代价,来领受我们所领受的同样的圣灵。没有孙儿女。神不会像那样接纳他们的。只有儿子和女儿。没有孙儿女,神没有。在神没有这样的东西。哦,你说:“我属于卫理公会教会。我妈妈属于那里。”那是一个孙儿女!神没有。你是一个卫理公会教会的孙儿女,你是一个五旬节派的孙儿女,但神没有孙儿女。每一个男人和女人都必须单独重生,成为神的儿女。就是那个使得他们被神的圣灵和生命所完全充满。
44

现在到了春天了。过不多久,所有的小鸟都会去到外面这里,在那些仙人掌的顶端,或外面的丛林中,为自己搭窝。一只母鸟可以为自己搭一个很好的窝,为她孩子布置得很舒适,并下了满满一窝的蛋。她可以非常忠诚地坐在那些蛋上,不停地翻动它们,以至于很饥饿了,她都快把自己饿死了,以至于她可怜到都无法从窝里飞出去了。如果那只母鸟没有跟配偶交配过,那么那些蛋就永远都无法孵化。是的。它们是不能生产的。血脉是来自男性的,就是血红素。那是真的。母鸟只生产蛋(女性),但雄性才是能产生延续的地方。

那也是现今教会的问题所在。我们五旬节派的人(我说这个不是要反对这个美好的教会和你们的好牧师。我见过他,我知道他相信。)但今天我们有了更大的教会,但我们的信心却前所未有地低落。有什么问题?瞧,我们带来了会员,孙儿女。
我们需要的是弟兄……不是那只鸟,就像我所说的,她可以坐在那里,那个窝上,直到她可怜地都飞不起来了。但如果她没有跟雄鸟交配过,那些蛋有什么用呢?它们只会躺在那里烂掉。从你们的鸡身上,你就可以知道这点。它们只能躺在那里烂掉。
45

只有一件事可以做,弟兄,那就是清理窝。是的。那也是今天我们的五旬节运动所需要的,就是一个清理窝的时刻。把烂掉的蛋都从窝里清理出去。把会员带进来,使他们成为执事等等,拍打着他们的后背,因为他们在教会中付很多的钱财;但他对神的认识还不如霍屯督人对埃及的夜晚认识的多。是的。我们需要的是一个重生的经历,回到圣灵的洗上,回到对神的真正五旬节的信心上,在我们的教会中的经历。那会带来一些你被圣灵带领的经历。当神的道说话时,你就会对它说“阿们”,并相信它。

46

西面被圣灵感动,他拥有那应许。

呐,作为结束,我想要说说这点。让我们说有一个时候会到……那时候消息还没有传递出去。看看马利亚。她是个童女,也在盼望。她还从未与男人同房过,但圣灵去见她,并说:“你所怀的胎是从圣灵来的。神要成为这孩子的父。”
哦,她盼望神能持守他的话。她没有到处去说:“呐,等一下。我要看到……直到我感觉到生命,我才去作见证。”
不,没有。不是你怎样感觉。耶稣从未说:“你感觉到了吗?”他说:“你信吗?”你要相信。
有人说:“哦,我没有感觉到任何不同。”那跟这个一点关系都没有。那说的不是外面的手和外面的身体:他说的是里面的相信。那控制着其余的部分。
他说:“你相信吗?”
马利亚,当那位天使一告诉她,哦,她说:“看哪,我是主的使女。愿照着你的道成就在我身上。”她立刻就去到了犹大山上,做见证。她跑去告诉伊丽莎白,她的堂姐,她还没有跟任何人亲近,就要有一个孩子了。哦,伊丽莎白很惊讶,说……(小约翰,你知道,他已经六个月了,在他母亲的肚腹中成型,却没有生命。)
47

那位伟大的天使向撒迦利亚显现,他却怀疑神的话语。他说:“你要成为哑巴,一直到孩子出生的时刻。”(你知道,神能从这些石头中兴起亚伯拉罕的子孙来。如果你不想要接受,别的人也会接受的。)他说……当他发现……

她做出了陈述,她说:“哦,圣灵要降临在我身上,我要怀孕生子。这个神圣的孩子要被称为神的儿子,我要给他起名叫耶稣。”
呐,小约翰六个月都没有动过。任何人都知道那是不正常的。最多也就三四个月不动,然而他六个月都没有动过。但当她耳中一听到马利亚的那个表达,另一个人在盼望,另一个人也在盼望,他们两个人……
当马利亚说……要给他起名叫主耶稣,那是第一次这名字从人的嘴唇上说出来,在他母腹中的一个死去的小婴儿就欢喜跳跃了。约翰还在他的母腹中就领受了圣灵,开始欢喜跳跃了。如果第一次耶稣基督的名从人的口中说出来就使得一个死去的婴孩在他母腹中欢喜跳跃,那更应当使一个重生的教会得到多大的信心能力啊!我不是激动!我知道我站在哪里。瞧?但有时候当我谈起那些事情时,我就感觉很好。瞧?是的,因为这是真的;耶稣基督的名有生命;当这名带着大能和信心被说出来时,没有任何东西能站立在它面前。这是完全正确的。哦,是的,神的儿女们。
48

呐,让我们说西面正坐在后面学习。也许是在星期一早上。所有的祭司都在忙他们的工作。(那时在巴勒斯坦地有大约两百五十万犹太人,所以有的孩子是在夜里出生的;第八天男孩都要行割礼。)让我们想,西面正坐在后面他的办公室里。他有神的道,他正在像那样详细查考。他翻开经卷,也许是翻到以赛亚书,以赛亚书6:9。“因有一婴孩为我们而生,有一子赐给我们,”等等。“他的名要称为策士,和平的君,全能的神,永在的父。”我能想像他正坐在那里。

49

呐,就在那时,小马利亚正走在路上,要去给她的孩子行割礼。她进到祷告队列中,也许是站在上去行割礼的队列里。你知道,所有的孩子都穿着做工精细的衣服。很可爱的小孩子们,都没有牙,你知道,我真是喜爱他们。我看到那些小家伙们在那里,妈妈们甜美地抱着他们的小婴孩;但他有……被抱在他的襁褓布里。你知道他们从那里弄来的,从牛棚里的牛轭上拆来的,然而他却是天地的创造者!我们却穿着五十美元的西装,鼻孔朝天,如果天上下雨都会淹死我们,而我们的救主降生,甚至都没有一片布用来包裹他。“狐狸有洞,飞鸟有窝,人子却没有枕头的地方。”我们是谁?我们怎么能……

“哦,我属于这城中最大的教会。”哦,求神怜悯,弟兄姐妹,你觉得好像那时你可以远离神一样!“神有……他对我有义务。”他对什么东西都没有义务。你对他有义务。他在做他的份内之事。你必须要相信,就像他们其他人要相信一样。你必须以他们上来的同样方式而上来。
50

我能看到西面坐在后面那里。突然间小马利亚进了会堂。我能看到所有其他的女人都跟她保持距离。我猜你们重生的人能明白我的意思。她站在那里。那些女人们保持距离。说:“看看那个女人……她是在神圣婚姻之外生下的那个孩子。她和约瑟刚刚几个月之前才结婚的,她在孩子出生之前就做母亲了。应当是她在结婚之前就当母亲了。瞧?那是一个私生子。看着她竟然抱着那个私生子进了神的殿。快远离她。”(那就是真正的信徒……)但马利亚怀中抱着那个婴孩……也许是在襁褓布里……从牛轭上拆下来的……牛圈里的牛轭。也许是那样的,但在她心中,她知道那是谁的儿子。

那也是每一个信徒的样子。你知道医生也许会说:“哦,不要相信那个狂热分子。”你妈妈也许那样说,你丈夫也许那样说,你妻子也许那样说,但当有什么东西生在你心中时,你就会知道的。神已经把那个启示给了你。你正在盼望着什么事情发生。
“不要去上那个教会。你不需要去到那里。”那没关系。如果在那里有东西的话,你还会照旧去的。瞧?“哦,他们都是一帮圣滚轮。”你怎么叫他们,那都没有任何区别。也许是……他们的襁褓……也许很普通,但我知道那里面包的是什么。我知道在五旬节的襁褓中包的是什么。是的,先生。我知道我们在那里面拥有一切,但那是……圣灵也被包裹在那里面。完全是的。
像这样抱在她的怀中……她不在乎他们其他人……他们都保持距离。当你领受圣灵时,你就被做了记号。每一个人,他们都会为你做记号。他们知道。他们知道那个。说:“啊,她是那些说方言的人之一;她去到那群五旬节派的人中间。要远离她。不要邀请她参加牌局。”不用担心,如果她领受了圣灵,她无论如何都不会去的。所以,所以你是……
51

过了一会,我们看到在另一个房间里,有一些嗤笑和嘲笑,你知道,“瞧,那就是她。就是那些人中的一个。瞧?那就是她。”她知道。是的,她正在注意她的婴孩。她知道那是谁。对她来说,那远超过了所有的社交和一切。所有那些不相信的人,他们不必要相信,但她知道她拥有什么。那就是我们的样子,我们知道我们有什么。我们知道那应许是什么。

呐,他在那殿里,神第一次以人的样式出现在他的殿里。神在基督里使世人与自己和好。他在那里,现在是一个小耶和华婴孩,躺在妈妈的怀抱里。跟他们其他人一样是一个小孩子,但那里是有一些区别的。
“哦,我们像你一样去教会,”但有区别的(瞧?),你在哪里都可以找到正确的位置,做正确的事。
她走过了那座房子。呐,如果圣灵已经把那个启示给了西面,那圣灵就有义务让他看到神成就了他的道。(这里是一部小戏剧。)
西面正在殿里祷告。首先你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吗?当他在读经文时,圣灵说:“站起来,西面!”
不是“你想要去哪里?你想要我怎么做呢?”那毫不相干;要做他告诉你去做的事。站起来。他来了。
“开始走。”
“我要去哪里?”
“这有什么相干,继续走。”走!你相信神的儿女是被神的圣灵所引导吗?他们在那里开始走。
“我要去哪里?”
“这有什么相干,继续走。”
走出来……他们看到老西面走出来,去到会众面前,到处看。“父啊,我要去哪里?”
“继续走到这里的这排妇人那里,走下去,”(有二百多个人)
他走下去。“我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他夹着这经卷,以赛亚书的经卷,以赛亚书9:6。也许他手指就放在上面。(圣灵所做的是一些奇怪的事。你相信吗,弟兄们?奇怪的事。)他走下来。首先你知道他直接就走到了这个小妇人所站的地方。
52

呐,你瞧,在他们的时代没有电视,也没有收音机和报纸,只是以口相传。这个婴孩降生的消息还从未传出去过。瞧?他完全是……哦,那是件怪事。没有人把它登在报纸上。即使是这事发生在今天,他们也不会登在报纸上的,除非他们想要诽谤什么的。

西门走下来,停在了她面前。当他看到那个……瞧,神已经借着圣灵启示给了他,在他未尝死味之先必看到主所立的基督。就是人们在嘲笑的这件事,圣灵却把他直接带到了那里。今早你不相信他以同样的方式在引领你吗?同样的东西?同样的圣灵?引领他去到了那里。他盼望着能看到这位基督,他就走到了那里;当他一看到那孩子,他就认了出来。
53

呐,今晚你上来。如果你是怀疑论者,那你就来坐下来。你找一个座位坐下来。只要看几分钟。你今晚不盼望着看到他出场吗?我在盼望。瞧?我在盼望。如果你盼望,神就会做的。

他一发现那孩子……发现那个婴孩,他就伸出手,从他母亲的怀抱中抱过了婴孩,搂在自己的胸前,说:“主啊,现在可以照着你的话释放你的仆人安然去世,因为我的眼睛已经看到了你的救恩。”哦!他被圣灵引领!
呐,把这些话放在你心上,今晚你就会看到神的救恩的。(我一会就结束。)你把这个放在你的头脑中;今晚让圣灵来引领你看到神的救恩。他应许说他会在末日这样做的。你看他会不会做!瞧?盼望,今天像他一样,要有大盼望。
54

在那个时代,还有一个人也在盼望。(在我们结束时,我想要来讲讲她。)她的名字叫亚拿。她是个女先知。她是瞎眼的,住在圣殿里。但她却能看到圣殿的墙外面。

我希望今天每一个分开的组织都能看到你组织的墙外面。你的组织没问题,但要看到它的墙外面。瞧?
瞎眼的亚拿坐在那里,突然……她也在盼望以色列的安慰,但她是瞎眼的。圣灵必定对她说:“站起来,亚拿。”她就站了起来。她就走过来,踉踉跄跄地,被圣灵所引导,从人群中间走过。她怎么会那样做的呢?她在盼望,圣灵在引领着她。那个瞎眼的老妇人,被引领着穿过人群,走了过去。(西门在那里,眼泪顺着他雪白的胡须流下来。“主啊,可以释放你的仆人安然去世。”)
我想知道那时那些拥挤的人群是怎么想的。瞧?这个大的举动是为什么?他们说:“哦,那是老亚拿;她眼瞎了。那是西面,他年老而且有点头脑不正常了。”
但他们站在正确的位置上。无论他们是在怎样的境况里,他们都是站在正确的位置上。那也是我想要站的地方。神啊,让我站在正确的位置上!
她踉踉跄跄地走到那里。呐,如果圣灵能指引那个瞎眼的妇人踉踉跄跄地走过那些人,去到他面前,他今晚更何等能带你踉踉跄跄地走过这些街道……来到这个地方,在这里我们相信他能医治病人,能拯救失丧的人。
她来了。当她一到那里(她也发现了那个地方),她就举起了她的手并称颂神,谈论到了他,说到马利亚的心中会被刺痛,等等,发预言。她是个女先知,神的圣灵在她身上。神引领着那个瞎眼的老妇人经过了人群,直到她去到了那里,因为她在盼望着耶稣出现。我在盼望他。如果你们也盼望他,那神就会来满足我们的盼望的。
55

一位伟大的音乐家,就在几年前,他去到了俄国。他跳了一段舞蹈,他跳得如此美好以至于俄国人都高声尖叫。他们站起来尖叫,他们尖叫,鼓掌,让他再弹奏一次。他站在那里(仔细听),他们又尖叫,他们跺脚,让他再跳一次那伟大的舞蹈。

他……他们注视着那个男孩。他们说:“他必定是呆住了。他没有注意到我们的鼓掌。他没有注意到。我们想要让他回头再跳一次。”但他们注意到他只是像那样目不转睛地站在那里。过了一会,他们转过身来看。他一点没有注意到人们的鼓掌;而是看着他的老师,那位音乐大师,他就坐在观众席中。他想要看看老师对此是怎么说的。他想要知道老师是否鼓掌了,或点头表示他跳得不错。他不在乎人们是怎么说的。他想要看看老师怎么说。
如果人们告诉你说神迹的日子过去了,耶稣基督不再是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都是一样的了,不要在意人们是怎么说的,而是要看写了这道的主人是怎么说的。要把你的眼睛转向那里。瞧,他对此是怎么说的。如果神的医治是对的,今天也查考了他的道,那今晚就来盼望吧。我们能低头一会吗?
56

仁慈的主,我为着现在坐在这里等候的这群会众而感恩。我祈求你把一些种子埋进他们的心中,使他们今晚能带着大盼望上来,以至于瘸腿的能行走,瞎眼的能看见。今晚愿我们中间没有一个软弱的人。愿所有的心脏病和癌症都能得医治。愿你的圣灵下来,今天下午在他们还没来上教会之前,在家中就得着医治。主啊,我们在盼望着大的事情发生。

今晚求你引导这些人进入神的家中。引领罪人,那个任性的男孩,妈妈的宝贝,愿她能擦掉他的眼泪,他今天正躺在酒吧间里;那个任性的女孩,整晚去到外面。愿圣灵说话,引领他们的脚步回到神的家中,今晚就来到祭坛上,为要找到基督,他们的救主。愿我们能像老西面一样,张开信心的膀臂,今晚就在我们心中拥抱我们宝贵的主耶稣,使我们的心成为他的摇篮。愿我们与他同行的经历能像一个襁褓一样,使我们从此能过一个不同的生活。
祝福我们这里的牧师弟兄,以及其他的这些传道人们,主啊,无论他们今天在不在教会中。祝福……我们相信你今天会赐给每一个教会一个伟大的聚会。愿这成为我们永远都无法忘记的一天。现在赐给我们强壮,来服侍你。当这些人要回到他们的家中时,请祝福他们。我们奉耶稣基督的名求。阿们。
57

现在我把这聚会交给牧师,很抱歉留你们超过时间了。我知道你们要在十二点离开而现在已经超时十五分钟了。但这对我来说已经很轻微了。有时候当我讲到……我不知道什么时候该停下,我感觉太好了。所以有时候,我能像那样在这里讲上两三个小时。我真是喜爱这样,当一群能像这样做美好回应的会众……今晚我来带着盼望,相信神会为我们做伟大而不可思议的事。愿神与你们同在,直到那时刻,我现在把聚会交还给你们的牧师,万分感谢你们所有人的聆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