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0125 为什么

1

谢谢你,弟兄。大家请坐。不是,我……我妻子说:“比尔,我真有点羡慕你能去参加这次聚会,去到德克萨斯州,那个气候怡人的地方。

不久前,我给她打电话。我说:“天冷吗?”
她说:“不是很冷。只有差不多零度。你们在那里过的怎么样?”
我说:“天总是在下雨和雨夹雪。”我说:“夏天必定是跑到西部去度假去了。”夏天肯定被留在了德克萨斯州的下面部分,不是吗?我看到我们明天肯定要在湿滑的路面上驾车了,所以我们请你们祷告。
我不认为有什么人会出去。我想所有的德克萨斯人都害怕坏天气,但我看到有一些人不怕。所以我们很高兴今晚你们在这里,很高兴我们有这个……你们给我们展示了这些美好的大聚会,这是我们在这些年里举办过的一些最好的聚会,你们美善的灵与合作。我想要感谢每一位牧师,以及你们每一个人,因为你们的美好合作。我没有跟你们一起吃晚餐,但刚刚跟你们所有人吃过了早餐。但我想要去看看你们的妻子是如何做粗玉米粉和饼干的,哦,我能想像那一定很好吃;非常棒。我很欣赏我们坐在这里的风琴师,她是如此甜美,在帮助我们和你们所有的人。
2

他们告诉我说他们为我收取了一笔爱心奉献。弟兄们,所有的费用都付清了吗?如果没有,就把那笔钱用上吧。瞧?如果一切都没问题,也没有特别的需要,那就在我旅行时,用在神的事工上吧。愿神永远祝福你们。我相信在圣经里说,“你既把这事做在我小子里的最小的一个身上,就是做在了我身上。”而我就是那最小的一个,所以你们所做的那些事就是做在了他身上(瞧?)[磁带有空白—编者注]。我知道你们是为了福音的缘故而把你们一部分的生活费分给了我。我祈求神丰丰富富地祝福你们。但在这里的生命结束后,在另一边你会得着奖赏的,如果不是在这里的话;在这里你会得着百倍,在那边会得着永生。

3

你们的信心很大,你们应当聚集到一起,持定住你们的信心,同心合意。如果不是那样的信心,这聚会就不会成为这个样子了。但正是因为你们已经相信,并跟我一起相信。我很感激这点。我告诉我的弟兄们,告诉那些从这地区的不同地方给我打电话的朋友们说聚会很好,在博蒙特这里的人是如何交托出他们的信心,并在聚会背后祷告,帮助聚会。

毫无疑问,任何东西,当它创造出一小段历史,或成为某件非同寻常的事时,你就会有正反两个方面。你就有了好的和坏的方面。你必须要有夜晚才能喜悦白天。你必须要有坏天气才能喜悦好天气。生命就是那样的。你必须要有坏人才能让好人显出来。所以你必须要有虚假才能得到真实。我说这个不是因为有人要求我这么说;我说这个是因为这是发自我内心的。
4

我想要对你们说,你们所有的人,你们众教会;我不想要你们认为我是一个试图要不认同所有的教会的人,他们都是错的,只有我自己是对的。如果我留给了人这种想法,请原谅我。我不是有意要像那样的。但我的意思是说,在这世上我不相信任何一个组织,但在基督信仰中,有好人在其内,在那里都有神的子民。

我不认同组织,因为组织……呐,仔细听。如果组织说:“我们相信这个,”然后是一个逗号,那没问题。但如果“我们相信这个,句号,”那就完全错了。瞧,明白吗?如果你们用一个逗号结束你们的教导:“我们相信这个,再加上这么多神想要加上的东西”;但当你说:“我们相信这个,句号,就这么多,”那你就把神关在了外面。瞧?那就是组织行事的方式。他们用一个句号结束了它。
5

呐,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我们的一个弟兄,因为他已经祷告了很多年,他向神祷告,让我能到这里来……我想要告诉你神是如何工作的。我有一大堆来自全世界的邀请。我把所有美国的复兴会放在一起,然后把我海外的邀请放在每年的起始。然后我们就为这事祷告。立刻我的心就被引向了德克萨斯州,休斯顿,哦,不是休斯顿,而是博蒙特。然后在……我说:“你有收到来自博蒙特的信件吗?”秘书就拿出了邀请,有几封,我说:“让我们看看。”我就像那样拿起了一封,放在……拿起一封,我就看到了这个牧师的名字。我说:“请联系他。”瞧,就这样,“请联系弟兄……”

6

然后,这位弟兄,他有美好的动机,没有不好的感觉……如果有一些从这个州里来的人,长老们或什么的,弟兄们,不要做一些你以后会后悔的恶事。瞧,瞧?要做一个基督徒;做一个绅士。这个小弟兄不是有意要伤害的。他只是想要跟随并为着祷告蒙了应允而感恩。就是那样的,只是要感谢神垂听了他的祷告。他不是有意要做恶事,他……我不相信他是那样的。他是个好弟兄,甜美的好弟兄。

然后,当时他的好弟兄,一个……他是属于联合五旬节教会的,在人们中间就是那样叫的,“一体论。”某个相信三位一体的人进来。他的心渴望交通,当他的三位一体论的弟兄进来,他……什么都不用做,只需要伸出手臂抱着他。呐,弟兄们,如果你因着那样的事情就不与你们神召会的人交通,愿神怜悯你们有罪的魂。当我去到一个地步,或任何的组织,当它不能伸出手去,接纳来自任何地方的弟兄时,愿神怜悯你们。
7

神召会的弟兄们,以及你们神的会的,四方派的,以及你们所有的人,我肯定,你们会很欣赏一个能像那样站稳立场的英勇的弟兄的。我肯定,你们神召会的弟兄们会很欣赏那个,你们四方派的,神的会的和相信三位一体的弟兄们。这位弟兄敞开他的心。他不会有这样的心,说:“离远点,”因为他爱你。呐,当他那样做,会被人小看的,必定会受到挤压,并总是会像那样,如果有任何事情发生,弟兄们就会把他从组织里赶出去,因为他跟你有交通,要记住这点。

要彼此交通,忘掉你的小分歧,要彼此成为弟兄,给他力量。帮助他,拍着他的后背;说:“来吧,弟兄,我们在一起很好。”就该这样去做。那才是行事的方式。弟兄,你就会发现一件事:批评是唯一能让你陷入麻烦的东西。是的。不要小看任何人;要鼓励他。
8

我要讲一个刚刚出现在我脑海中的关于这点的小故事。今晚在这里的人不是很多,所以我们有一个好机会来讲。我们要为病人祷告,并给你们讲我的告别信息。我想要说……不久前我在俄亥俄那里。我们正在举行一场聚会。那是大约四五年前的事了,也许是六年。参加聚会的人数太多了,以至于我不得不把聚会移到城外举行。我所呆的那个小旅馆,在周围有很多,或者说是宾馆,我移到了城外。我正在为某件要发生的特殊事情禁食,愿有什么事情能发生,赢取人们的心。

你知道,有时候当我们在为别人祷告时,很多时候我们才是那个得到帮助的人,就在你为别人祷告的时候。就好像在傍晚时分我说的,“你们彼此按手。不要为自己祷告,要为另外的那个人祷告。他也在为你祷告。”圣经说:“你们要彼此认罪,相互代求。”我们就当这样去做。愿浸信会的为卫理公会的人祷告,卫理公会的人为浸信会的人祷告,一神论的人为二神论的人祷告,二神论的人为二神论的人和三神论的和四神论的以及上来的任何人祷告。每个人都为别人祷告,我们的信心就不会在我们众人所爱的荣耀的耶稣基督身上失败。是的,先生。
9

呐,所以我移到了城外,大约在城外三英里远的地方。我们正在一个德美浸礼会的小饭店吃晚餐……我相信是门诺派的。他们是一群很好的人,相信圣洁。那些妇人,穿的都很美好、虔敬,她们身上穿着得体的衣服,留着长发,非常干净;我很喜欢在那里吃东西。她们参加了我的聚会,我们度过了一段美好时光。在星期天,她们关掉了那个小饭店。她们参加了聚会。尤其是在星期天她们不营业。

我禁食了大约两三天,那天下午我要讲道。我想:“哦,看起来好像……”你永远都不要禁食,除非你是被带领禁食的。因此,如果你饿了,就是该吃饭的时候了。“后来耶稣就饿了。”有这种说法,那些人禁食并且说:“我要禁食四十天,”弄得假牙都脱落了,体重也减了……哦,你最好停止那样做。你要等候,直到神引领你去做那样的事。要被圣灵引领。
10

我看到在某一本书上写着,我让人们禁食,人们来到我的队列里:女人,怀孕以及像那样的事,进到我的队列里,头脑都不正常了,并因着那个得了精神病。瞧?当然你不能那样做。只是因为别的人那样做,没有任何迹象表明你也应当那样做。愿神引领你去做你当做的事。

如果你是被神引领的,当你饿了时,就是该吃东西的时候了。当神让你禁食时,你是不会饿的。那是神在引领你。“后来耶稣就饿了。”瞧?在他的禁食结束之后,他就饿了。然而,就让那个……那可以自己去判断,我是在……你的牧师给你们讲那些事情会更好些。如果我说错了,请原谅我。
11

但无论怎样,我已经禁食了几天,或三天,那是我禁食过的最长时间,因为我总是在到处跑。因此我想:“哦,今天下午我要讲道,所以我要……我要出去给自己买个三明治。”我想:“哦,哦,他们已经关门了。”在马路对面,有一个平常的美国老式普通餐馆,很有代表性。哦,当时他们正在做准备工作,我就溜到了那里。我想:“我要给自己买个汉堡包,那种有点起皱的面包,我可以……今晚我要在聚会之后吃。”

12

所以,那时,我就走过去要买个汉堡包。我走进那个地方。当我走进那个地方时,那种气氛就可以让你说出你不是去到了信徒中间。在左边是一些老虎机,一个警察就站在那里,跟我年纪差不多,用胳膊搂着一个女人,在玩老虎机。呐,在俄亥俄,赌博是非法的,然而他还在玩老虎机,一个本该是执行法律的人,却在破坏法律。一个本该是成为道德之类的事情的样板的人,却用他的胳膊搂着一个女人,他是一个跟我年轻差不多的男人,本不该那样做的,我猜他已经结婚了,并有一个家庭。我不知道。那时,我想:“我的天哪。”

我往后面看,那里有一张桌子,有一群那样的男孩,那些玩摩托车的人,留着看起来像公鸭一样的头型,穿着摩托车服,长大衣耷拉到屁股上,他们需要一个真正老式的南方好爸爸,用一根上面刻着十诫的山胡桃木抽。那完全是他们所需要的。是的。你叫……在美国人身上发生了什么事?你知道吗?他们称那个是少年犯罪;我觉得是父母犯罪。完全是那样的。“不用杖责打你的儿子,就是咒诅他。”圣经就是这么说的。
13

他们在那里,坐在后面,一个年轻的女人,很漂亮的年轻女孩……一个小伙子站在那里,他有点像那群人的领头的,穿着靴子,坐在桌子上,他的胳膊搂在那个年轻女人身上,放在非常不敬虔的地方,在她的大腿上,像那样把那个服务员搂在胳膊里。哦,我站在那里。我想:“我的天哪。”

我朝这边看去,那里坐着一个老奶奶,年纪差不多跟我祖母一样大了。那个可怜的老人穿着紧身衣,或是短裙,或随便你怎么叫它;她的胳膊,肉都松弛了;她把她的脚趾甲涂成了跟她的嘴唇同样的颜色,在她的眼睛下面是大的黑点,她在那里涂抹了一种什么东西;她的头发被染成了蓝色。你知道,人很少有那种看起来有点蓝色的头发的。所以我想:“哦,可怜的老人。也许那没关系。也许她喜欢那样。”
但我看到,她正跟两个老人在一起,他们在喝酒。那时正是夏天时分,他们中的一个人穿着老式的军用长大衣,用一条大围巾围在他的脖子上。他们正坐在桌子那里喝啤酒。
14

我想:“哦,我不会在这里吃任何东西的。”我想:“神啊,你是如此圣洁,怎么还能看着这样的事情发生呢?”我想:“我的小撒拉和利百加要在这些美国人中间长大吗?我的小女孩们,我想要为了神把她们养大,成为传道人或琴师什么的(也许嫁给某个传道人),在神的工作上帮助他。我竭力要把她们养大,成为圣洁正义的女孩,使她们成为真正的女人,她们却必须要在这样的氛围中长大。”

我说:“父啊,我的灵是你赐给我的,我的灵已经被你儿子的宝血所洁净了,这在我看起来都很邪恶,你怎么还能忍受看到这种事呢?为什么你不把这些事情抹掉,从这地上除掉呢?”我正义的愤慨也许升起来了。瞧?我们不想要说那是脾气,但的确是那样的。当耶稣在殿里看到他们时,也是那同样的愤慨把他们赶出了圣殿。你明白吗?
15

所以他们……我四周看了看,我看到了所有的那些事,我想:“我的小撒拉和利百加要在这样的环境中长大吗?神啊,看起来你是很圣洁也很伟大的,看起来你好像会把像这样的那些事情从地图上抹掉。你怎么能忍受这样的事呢?”我想:“哦,天啊。”

我感觉到有什么东西来了,“咻,咻,咻,”好像呼呼的声音。那就是当那道光出现时的样子,好像一团火在呼呼地烧。我注意到那光站得离我很近。我退到了门后面那里。我把我的头靠在墙上,我说:“天父,为什么……”呐,这是我正在想的。“你想要我呼叫审判下来吗?”呐,那只是表明了一个人只能去到那么远。
16

我退回去。我以为神会让我从那里走出来,说:“你们所有的人,我谴责你们每一个人,你们这些罪人。要么悔改,要么灭亡。”瞧?我以为那是他会告诉我去做的。我不会那样做的,除非他告诉我。所以我出去,退到后面那里,我想他是要指示我呢。

当我那样做,我看到,当我睁开眼时,我知道他就在门后边跟我在一起,看起来好像是什么东西在转动。我开始看,是一个世界,就是这地球,外面完全被包着一层薄雾,好像是一团红的薄雾,飘在空中,完全包着地球。我向上面很远的地方看,我就看到了主。
17

那时我向下看,我看到了我自己。看起来好像我出现在了这地球上。我所做的每一件错事,我的罪都要去面对神。在那罪要去到神那里之前,耶稣就好像汽车上的保险杠一样,站在我和神的中间。瞧?那罪伤害了他,他会捂着他的肋旁,眼泪就从他的眼中流下来,我听到他说:“父啊,请赦免他;他所做的,他不知道。”

我看到我自己,当我还是个小伙子时,我所做的那些事。我看到每一次我做了恶事,哦,看起来好像罪要升上去了。神都会为此而杀死我的(瞧?),因为他是圣洁的。罪无法在他面前站立。但我看到那层薄雾,飘在空中的,耶稣的血好像一个保险杠,在我和要杀人的神中间起了作用。哦,我看到,那罪去到了他所在的地方,我看到,我的册子就摆在他面前,在那上面是我的名字,我所做的一切错事都写在那上面。我注意到每一次我做了什么错事时,我所做的事,他都知道。那伤害了他,他都会像那样叹气,泪水从他的脸上流下来;他就会说:“请赦免他,他所做的,他不知道。”
我想:“主啊,我使你在受像那样的苦吗?”我想:“我爱你。我怎么会使你受像那样的苦呢?你的意思是我的罪导致了这样吗?”
18

他对我点了点头,我能看到,看起来好像你在图画上看到的他那样,有荆棘冠冕戴在他头上,血像那样流在他的眼睛和脸上。他看着我,看起来好像眼泪都流到了他的胡子上,脸上都是血迹。我说:“我的罪给你带来了这些吗?”他向我点了点头。我说:“神啊,请原谅我。我不是有意要像那样去伤害你的,主啊。我全心地爱你。”他摸着他的肋旁,用手拍了拍,像这样抬起他的手指,在我的肮脏的本子上写下,“已赦免,”然后像这样拿起来,丢到了身后,丢进了永不记起的海洋里,又摆出了一本新的册子。我说:“主啊,我感谢你。我永不要做任何的错事了。你……”

他说:“呐,我白白地赦免了你。我白白地赦免了你,而你却想要毁灭她。”
就在那时,门关回去了,我看到那个妇人坐在那里。在我白白地得了赦免之后,我却想要毁灭她。我就把门拉到了后面,我站在那里挥舞着手臂,当时异象正在进行。我把门拉回去,我说:“父啊,赦免我。我要去到她面前,我要道歉。”
19

我从门那里走出来。其中的一个老人,喝醉了,在那里跟她坐在一起,说:“你认为下雨会伤害到大黄吗?”他们站起来,说声对不起,就走到洗手间去了。我悄悄地朝那边走去,那个警察仍然在玩老虎机。我走到了她所在的地方。我说:“你好?”

可怜的老人抬起头来看,说:“哦,你好。”
我说:“我能坐下来吗?”
她说:“谢谢你,我有伴了。”
我说:“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想对你说一句话。我想请你……我想请你原谅我。”
她说:“你曾对我做过什么事吗?”
我说:“你能等一分钟,让我告诉你吗?”
她说:“可以。”
我说:“我站在门口……”我告诉了她那个故事。我说:“就在那门背后,神告诉了我,我错在哪里。”
她抬着头看着,看起来那好像使她清醒了。她看着我,说:“你是伯兰罕弟兄吗?”
我说:“是的。”
她说:“你就是在这里的那个传道人。”
我说:“是的,妇人。”
她说:“让你看到我像这样,我真是无地自容。”
我说:“你能原谅我吗?”
她说:“当然。”
她说:“请坐下。”
我说:“谢谢你。”我就跟她在那个小店里一起坐下了。
20

她说:“我想要告诉你一件事,伯兰罕弟兄。”她说:“我经过那里,看到了你的聚会。我看到了宣传,并进去了。我真为自己感到羞耻。”她说:“如果我告诉你说我父亲是个卫理公会的传道人,你会相信吗?”她说:“我有两个女儿。她们两个都是主日学的教师。”

我说:“发生了什么事?”她告诉了我,来自她丈夫的一封信,他跟着另一个女人私奔了。她就开始喝酒,开始出去……她说:“我知道我错过了救恩,”一个严谨的律法主义者。你瞧?她说:“我错过了救恩。”
我说:“不,你没有。不,你没有。”
她开始哭泣。她说:“伯兰罕弟兄,你认为我没有错过救恩吗?”
我说:“为什么神要在几分钟前对我说那个呢?”我握着她的手,跪在那里的地板上,她就在那里把她的生命交托给了耶稣基督。你知道,老虎机和那里的一切东西都停下了。我们边哭泣边祷告。她站起来,走出去回家去了,一个新的生命。
21

瞧,神向我显明,在我心中的那种想法是不正确的,因为我试图要定她的罪,而没有看到我也是从那里来的。所以我们要永远记住;回头看看我们自己是从哪里来的,事情就会看起来截然不同了。瞧?我们不应当定任何人的罪。要爱每一个人。

无论什么时候,当你失去了在你心中的那份真正的爱时,你就失去了一切。永远不要忘记这点,当你失去了爱时,一切就都结束了。
呐,记住这位弟兄对你们所有人的这份爱。我们都要记住这弟兄之爱。弟兄们,无论你们做什么……
22

我不是说要把你们所有的组织打破,成为一个组织。我永远不会那样做。你们也永远不要这样做。你还会像以前一样经历碰撞、争吵和烦恼。那是错的。要持守住你们的组织。如果你愿意,可以呆在那里。那是没关系的。但要伸出手臂去,爱每一个人,彼此尊重。也给他一小块毛毯,因为他也想要遮盖。要把它扩张地足够远,给我们所有的人用。“空处,空处,有很多的空处。在泉源那里有空处给我。”是的。那里有空处给我们所有的人。要记住这点。

23

巴不得我能看到每一个五旬节派的教会,四方派,开放圣经标准派,神的五旬节神召会,联合五旬节教会,和他们所有的其他人,能彼此手拉手,忘掉他们的分歧,彼此交通,我就可以说:“愿你释放你的仆人安然去世,因为我已亲眼看到你的救恩。”只要撒但还让你们彼此相斗,他就可以坐在那里,高枕无忧了。他根本就不需要愚弄了。瞧,你……瞧?我祈求我能活着看到那一天。

如果你在你里面不那样去做,有一天,就会有某种逼迫临到这个国家的。那时你们就会彼此渴望,喜欢有宝贵信心的弟兄了。现在我们可以拥有一小片天地,那为什么还要等到经历那种惩罚呢?愿神与你们同在。
24

我想要再回来。我听到你问他们,说到我,想要我再回来。若主愿意,某一天,我会再回来的。我想要带来一个帐篷,支搭在这里的什么地方,就在这里的这些城市的中间,让我们都走到一起来,彼此交通。我竭力要建立教会。

现在你们每一个人都有事情当做。你们每一个人都去到你的教会中,竭尽你们所能地为你们本地的教会工作。瞧?但永远不要批评。如果你知道关于另一方的什么不好的事,不要去说三道四。瞧?只要你自己知道就好。仇敌就喜欢听那样的话。瞧?不要让他知道任何事。什么都不要说出去,那样他就什么都不知道了。瞧?只要你自己知道,并祷告。
你说:“哦,那个可怜的弟兄做错了。”但不要小瞧他。他已经够倒霉了。要尽力拉他起来。瞧?扶起他来。要做那个好的撒玛利亚人。瞧?竭力拉他起来。如果你甚至都无法去跟他说话,那就为他祷告,直到你能够那样做到。要把他放在你心里,因为他的魂值一万个地球。
25

现在,让我们来祷告。我们的天父,我们想要低头,来为着这里你的这些伟大仆人而感谢你。我为金弟兄,佩蒂弟兄,为他们所有的人而感谢你,主啊,这些好弟兄,这些美好的姐妹,他们的教会,他们的教会成员,并为着这些城市中的这些伟大的人,和这些做生意的地方,他们是多么美好。我们为着这个体育场而感谢你,因为这些人们让我们使用它。神啊,他们总是在各处为我敞开门,无论下雨、刮风等等的时候。神啊,愿他们活到主再来的时候。求你应允。祝福这里的看守,和这地方的所有人。愿他们都能在基督里找到安息和平安。主啊,求你应允。

请祝福在这里看守这场地的好警察们,那个小伙子那天晚上走出去,看着我,说出了美好的评语。父啊,那时我几乎都筋疲力尽了,刚刚从那种恩膏中脱离出来,我没有机会跟他呆太长的时间。如果那个小伙子还没有得救,因着他对这聚会所说的那些好话,神啊,我祈求,愿他能领受圣灵(主啊,求你应允),进到荣耀中。如果我在这地上再也看不到他了,愿我将来能握着他的手。像那样的人在任何城市都会做一个好警察。
26

在刚才,我在门边跟他说话的这个小伙子,愿神祝福那个人。主啊,我们为着一切而感谢你。你对我们真是太良善了。现在我们祈求,当我们朝着西海岸旅行时,愿你继续来祝福我们。

现在我祈求你来祝福金弟兄。我们交谈过了他的麻烦,我们祈求你与他并其他的所有弟兄们同在。神啊,我能做的唯一的事情是……一个人不能那样做,但愿你的圣灵常常把这些人的心捆绑在一起,直到他们在耶稣基督里成为一。父啊,求你应允。
今晚,请赐给我们一个伟大的聚会。他们中的很多人过来这里时,道路湿滑,闯过这些狂风暴雨来到这里,为要听这结束的聚会。我祈求你祝福他们。愿今晚在我们中间没有一个人是软弱的。父啊,为着你的荣耀,我这样祈求。愿圣灵的大能今晚降下来,超过我们所求所想的丰丰富富地赐下祝福。我们更加等候你。奉耶稣的名,求你对我们说话。阿们。
27

在这里的这些小包裹,你们可以取回去,当我们……我会为他们祷告的。我想要一直等到圣灵的恩膏降临到我身上,来为病人祷告。

呐,在耶利米书中,第22章:
在基列岂没有乳香呢?在那里岂没有医生呢?我百姓为何不得痊愈呢?
我想要用问问题来作为一个主题,结束今晚的聚会,就像神问的那样,“为什么?”呐,我希望我们不会讲太长时间,二三十分钟,然后我们就为病人祷告。“为什么?”
如果神做了预备,或说是一个逃脱的地方,而人们却拒绝走进去,那神就有权利来问为什么。你们不相信吗?他有权利来问为什么。
28

你被定罪,不是因为你是个罪人;你被定罪是因为你不接受耶稣作你的救主。呐,神不为你安排一条路,可以让你脱离出来,就定你的罪的话,那他就是不公义的,因为你是生在罪里,在罪里成形,来到这世上就说谎。无论你的父母是谁,或他们是什么,你仍然还是一个罪人,跟其他的孩子一样,就是当你生在这世上时。

我们都是生在罪里。我们不能拯救我们自己。我们永远不能拯救我们自己,就像我们不能用我们自己的鞋带,把我们自己甩到月亮上一样。我们做不到。我们完全是无助的。因此,神不能因为你是个罪人,就在那样的根基上定你的罪。他定你的罪是因为你拒绝接受那条逃脱的路。因此,那不是神的问题,是你自己。你自己定了自己的罪。当你定了你自己的罪,除了你自己,就没有任何人能可怜你。是的。我们是……你必须要自己可怜自己,因为你没有接受神提供的逃脱的路。
呐,当神预备了他的道路,只是想知道,当他为我们的医治,为我们的救恩,为我们的安慰,为我们的平安,等等一切的事预备了一条路,而我们却走开,离弃了那一切时,他是怎样的感觉。那必定会使神感觉非常糟糕。
29

所以,有一次,在圣经中,在列王记下中,有一个王,他是犹大的王,他的名字叫亚哈谢。他是亚哈和耶洗别的儿子。他接替了他父亲亚哈做王。亚哈,这个边界信徒,背叛福音的人,不冷不热的教会成员,去娶了一个异教的女孩,来坚定他的国度,把偶像崇拜带进了以色列……哦,他做的是何等可怕的事啊!后来他的异教妻子取了宝贵的拿伯的性命,为要让那个王能占有他的产业。那位先知预言了会有什么事发生在他身上,和在她身上会发生什么事:狗要在街上吃她的肉,在车旁舔亚哈的血。事情也完全是照那样发生了。

30

我想到了那个时候的约沙法王,一个属神的人,他真不该跟这个错误的同伴有往来。一个信徒不应当同不信之徒有任何交通。乌鸦跟鸽子不可能一起交谈。一只乌鸦只能在腐尸上吃食。鸽子是一种没有胆汁的鸟。如果它吃腐尸的话,那会杀死它的。鸽子是一种特别被造的鸟。鸽子只吃谷物。它没有胆汁。它不能消化那个。基督徒也是这样,在他们里面没有苦毒的胆汁。他们不能吃属世的东西。乌鸦能吃那些东西,吃小麦,但它也能吃腐尸。它是个假冒伪善的。

31

鸽子,我想要告诉你们一点东西……鸽子不需要找水来洗澡。你曾抓住过一只鸽子,用你的手在它身上抚摸过吗?它身上有油。有什么东西从它身体里面出来,使它保持洁净。哦!它的身体有油,从它身体里面有油出来。阿们。我不想要在这点上讲下去;我会脱离我的主题的。但它用身体内部的油来使它的身体,它的羽毛,它的外表保持洁净。每一次它运动它的身体,那就会作用在它的羽毛上,永远保持它的洁净,一直那样。哦,耶稣基督的宝血日夜使信徒圣洁。

32

亚哈下去跟约沙法有来往,哦,是约沙法去跟亚哈来往。他……无论何时,当你看到一些不信的人说:“亲爱的,你愿意来参加我们的纸牌聚会吗?”那就要小心。

“哦,你知道你在这里工作,你的老板想要你……我们今晚只是想要举行一点小的社交活动。”要远离那个。躲远点。
“哦,到圣诞节了,你有权利找一点干净的乐子。”你不要相信那个。要远离它。要远离罪的苗头。要脱离那个。
33

但软弱的约沙法下去见亚哈。亚哈有一个目的。他说:“哦,我们在那里有一片土地,是属于我们的。”他给约沙法看了一切伟大的东西。魔鬼也是那样做的,把他所拥有的一切伟大的东西给你看(瞧?),就是他所拥有的一切。哦,那个金色的闪光,有点让他眼花缭乱,你知道,他想:“哦。”那不是使他们眼睛明亮;那是使他眼睛昏暗。

最后,他们坐在那里,他说:“哦,我们上去基列的拉末,可以不可以?”
约沙法说:“我们应当先向神求问这事。”
亚哈说:“哦,当然应该。啊哈。我们应当这样做。我们有这个地区的最好的教会体系。”他就去到他的神学院,挑选出了四百名先知。是的。都穿着整齐,衣领翻着,哦,他们都是很好的人,他们中的每一个都是教会领袖,不折不扣的神学家。
34

他说:“好的,绅士们,你们都得到很好的奉养和照顾……这件大事,呐,我告诉你们,我想要你们怎么做。请对我说预言,告诉我说我们是否可以上去基列的拉末。瞧,我的长袍是何等华丽,我是个多么伟大的主教;这里也是某某主教,从上面的另一个国家来的。我们要联合在一起。你知道,我们要结盟,那样我们就能做大事,你知道。”

他们中的一个人甚至为自己建造了一对铁角,开始绕着会众跑,说亚哈能把所有的叙利亚人赶回去。“所有的地盘都是属于我们的,你会借此而得胜的。”
35

你知道,对一个信徒来说,有一件事,如果他曾跟基督联系在了一起,他就不会盲从于那种东西的。是的,约沙法坐在那里,他说:“还有别的先知吗?”

“别的?为什么,这里有四百个受过最高等教育的,这个地区最好的人,他们都是先知。为什么我们还要别的人呢?他们中的每一个都有法学博士,哲学博士,双学位。为什么,他们是……哦,你不能再求更多的学位了。哦,他们对圣经懂得很透彻,从里到外。”
约沙法说:“但你知道,我有一种奇怪的感觉。我希望我们有……没有其他的人了吗?”
他说:“哦,有的,但他是个圣滚轮,他的名字叫米该亚,是音麦的儿子。”他说:“但我恨他。”哦。
约沙法想:“那听起来像是一张饭票。”所以他说:“王不要这么说。但我想要听听他怎么说。”
36

所以,一个跑腿的就跑到他住的小窝棚那里,在街角的那个小教会那里,你知道。他说:“哦,米该亚,你知道吗?你必须……我要提醒你一下。(瞧?)你要说他们所说的同样的话。你要说的跟他们说的完全一样,因为我告诉你,那四百个教会领袖说我们可以那样做成。你也必须要说同样的话。”

米该亚说:“我指着永生的神起誓,我只说他放在我口中的话。”我喜欢这点。我喜欢这个。啊哈。
37

所以他们就把他带到了那里。亚哈正在大发脾气。“把那个圣滚轮带到我们这里来,肯定会诋毁我们的会众的。”那时,首先你知道的是,当他上去后,他说:“呐,我警告过你们;他只会对我出恶言,因为我知道他总是挖我的老底,说我的女人剪发等等的事。哦,他是个圣滚轮,没错。”呐。

他说:“无论怎样,我都要与神的道呆在一起。”
亚哈说:“米该亚,我要上去基列的拉末,得到属于我的东西,可以吗?”
他说:“给我今晚。让我看看主怎么说。”
过了那天晚上之后,他回来了。亚哈说,“你怎么说?”
他说:“如果你想的话,就上去吧。”
他说:“我要警告你多长时间(他知道有点不对劲。),你才能告诉我真理呢。”
他说:“上去吧,但我看到以色列人像被赶散了,没有牧人的羊群。”他说……为什么?他与神的道呆在一起。他只说神的道所说的同样的话,因为神的道与先知同在。先知以利亚说他对亚哈那样的恶人不能说好的预言。所以那个先知,神的道已经说了,亚哈要被杀,耶洗别要被喂狗。所以米该亚怎么还能说跟神的道不一样的话呢?是的。他必须要持守神的道。无论那听起来何等伟大,有多么好听,要盯在神的道上。那总是真实的。
38

所以这位伟大的州长老,或主教,无论是什么人,打了他的嘴巴,说:“神的道从哪里离开了我,去到了你那里呢?”

他说:“有一天,你会看到的。”他说:“我看到神坐在宝座上,天上的万军侍立在左右。神说:’我们可以让谁下去,欺骗亚哈,让他上去那里,使以利亚的预言实现呢?’”你知道,神在看顾着那事。神说:“我可以让谁下去那里呢?”
“一个虚谎的灵从下面上来,也许是从地狱,他上来站在神的面前,说:’我要下去,进到那些传道人里面,使他们每一个人都发出虚谎的预言。’”
神的道必定要应验,弟兄,我不在乎会发生什么事。约翰说:“神能从这些石头中兴起亚伯拉罕的子孙来。”神的道……
39

那个人的儿子在他死后继承了王位。有一天,他走出去,他有……他仍然恨那些先知。有一天,他走出去,在阳台上到处观望,就从栏杆上摔了下去,受伤了。圣经说他病了。所以他叫了他的人来,差派了两个人出去,或一小队的士兵,去到以革伦,去求问他们的先知巴力,他是否会得痊愈。

你知道,神只把他的奥秘显明给他的先知。对吗?以利亚在山上,在一个洞里面,躺在一堆草或别的什么东西上,他的外衣也挂在那里,神对他说话。他就走出去,站在路上。神说:“上去。站在那里,因为他们走过来了。”
40

哦,也许那些士兵转过了街角。他们看到,从路上走过来一个看起来毛茸茸的传道人,脸上长满了胡须,一大块皮子裹在他身上。他没有什么可看的地方,但他有主如此说。那才是主要的。他并不优秀。

所以他拦住了他们。他说:“为什么你们要上到以革伦去呢?”他说:“去告诉他,’为什么差人到那里去呢?’岂是因为在以色列当中没有神吗?在这么没有先知可以求问吗?如果他想要知道什么事,为什么不求问神呢?他是这以色列的王,为什么他不求问神呢?岂是因为我们这里没有神吗?岂是因为我们这里没有先知吗?但因着他这么做,你们去告诉他,主如此说,他无法从他的床上下来。”哦。
41

今天,我想要知道,为什么男人们想要抽烟呢?为什么人们想要星期三晚上呆在家里看电视节目,而不是去参加祷告会呢?为什么我们想要做……是因为在神的家里没有喜乐吗?是什么使一个人想要去喝酒,到处跑,举止像那样呢?是因为我们没有神吗?是因为在主的家里不再有喜乐了吗?是因为圣灵不准备祝福我们所有人了吗?有什么地方出错了吗?

但因着我们那样做,那就是我们受咒诅的原因。那就是神把这样的事加给教会的原因,这种冰冷和阴暗。我们去到别的地方寻求快乐,而不是去到主的家里寻求快乐。主的家是主的喜乐。主的喜乐就是他子民的喜乐。他想要你们去到教会,敬拜他,得到快乐,被满足,把赞美,尊荣,荣耀,智慧,力量,并能力归给神。他想要你们那样做。
42

呐,你知道,当这些送信的人回去时,他们去到这位王的面前,说:“一个人打发我们回来,告诉了我们这样这样的事。”

他说:“他是谁?他是怎样的穿着?”
说:“他全身都毛茸茸的,腰上围着一块皮子。”
他说:“那是提斯比人以利亚,神的先知。”哦。他知道那话是从哪里来的。
那不是因为他们没有一位神。也不是因为他们没有一位先知。而是王自己愚蠢的方式。是他自己的自私和不敬虔的行为,就像他的妈妈和爸爸那样。他憎恨那位先知。这也是今日审判临到这个世界的原因。不是因为我们没有神,不是因为我们没有先知。而是因为人们恨恶神的道路,喜爱走世人的道路。这是完全正确的。
43

就好像一个人,一个病人,死在了医生的门口,因为他拒绝服用医生的药。都是同样的事。他死在了医生的门口,房间里有足够的药医治他的病,但他却拒绝去服用。那不是医生的错。那也不是药物的错。而是那个人的错,因为他不服用药物。是的。那是件危险的事。肯定是的。你不能说是医生导致了那事,你在医生门口,却不服用他的药,尽管他那里有药。

44

呐,你说:“你相信吃药吗?”我相信任何能帮助人类的东西都是属神的。肯定是的。完全是的。告诉我,如果今天我们没有这些药物和医院等等,我们会成为什么样呢?是的。我知道当我最初开始讲时,就有一些话被抛到了脑后,但事情去到了什么地步?瞧,你必须要合理地看待事情。如果药物,医生不是属神的,那他们就是敌基督的。就该把它们烧掉,从国家中清除掉。是的。但那是帮助你的东西。是的。

但他们没有一个人能医治你。在这世上,没有药物,没有医生……如果他是,那他就是个骗子。他不是个真正的医生。如果一个医生告诉你说他们有药物可以医治你,那他就不知道他在说什么。梅奥弟兄诊所说在这世上没有一样药物能医治你。他们说:“只有一位医治者,那就是神。我们只是宣称能帮助自然。”
45

正如我所告诉你们的,如果我割了手,躺在地上死了,在这个国家中的所有药物都无法医治那个刀伤。你说:“不,你是死的。”哦,让他们保存我的遗体,再自然地等上五十年看看,每天都给我注射盘尼西林,等等,那刀伤永远都不会好。打上膏药,缝起来,给我所有的……都不会管用。如果药物是被造来医治身体的,那它为什么不能医治呢?刀伤还在那里。

你说:“生命离开了。”是的。呐,什么是生命,我要告诉你们神是谁。完全正确。神才是医治者。医生能接上骨头,但他却不能医治。
如果我正在用曲柄发动我的汽车,打断了我的手臂,会怎样呢,我跑进医院,说:“嘿,医生,立刻医治我的胳膊,好让我能出去,继续用曲柄发动我的汽车。我不能让汽车发动。”
他会说:“你需要精神治疗。”是的。他也许可以接上,但他不能医治。是的。他能把一颗牙拔出来,但他不能医治牙拔出来后的那个洞。他能割除你腹部的阑尾,但他不能医治割除的那个地方,因为没有药物能建造细胞,使细胞繁殖。在你能医治任何东西之前,必须要先有细胞增殖。所以神是唯一的医治者。你不能使神的道出错。诗篇103:3说,“我是耶和华,医治你一切的疾病。”
46

我曾在梅奥兄弟诊所等等很多地方跟他们见面过,他们说:“我们不是医治者。我们不宣称是医治者。我们只是帮助自然。只有一位医治者;那就是神。”所以神才是医治者。

不久前,有人对我说,他说:“好的,伯兰罕弟兄,那我要问你一个问题。”他说:“医治流感的青霉素怎么说呢?”
我说:“哦,天啊,我希望你不会这么没说服力。瞧,如果你有满屋子的老鼠,把屋顶等等地方全都吃出了窟窿,那怎么办呢,在每一个地方都有很多……你放了很多老鼠药,要把老鼠药死。药杀死了很多老鼠。但那不能堵上窟窿。青霉素只能杀死病菌,流感病菌。但它不能建立被损坏的组织,只是药死了老鼠,就是那样。神必须要补上窟窿。是的。他是耶和华,医治我们一切的疾病。是的,先生。
47

我为着他们拥有的沙克疫苗等一切药物而感谢神。我们会不断祈求,愿神能赐给我们医治癌症和可怜的生病之人的东西。人们能帮助人的东西,我都支持。是的,先生,我百分百支持。如果我们基督徒能更多地为这些东西祷告,我们就会更好的。整个国家都会更好。是的,伟大的人们,他们把毕生都奉献上,竭力要打败那些东西,那些瘸腿的孩子等等。是的。

我真的为了神为我们所做的一切而感谢神。我为汽车而感谢神。我为能洗手的肥皂而感谢神。我为着所有的药物,等等一切东西而感谢神。是的。你知道,曾有一段时间,我们没有肥皂。曾有一段时间,我们没有汽车。如果我想要走到凤凰城,我可以去走,但我为着汽车而感谢神。我上路并信靠他,尽我所能地走在路上。瞧?我们为那些事而感谢神。所有能帮助我们的好的东西都是从神来的。是的。
48

但是,如果病人就坐在医生的门口那里,却拒绝服用医生的药物,那会怎么样呢?如果那个病人死了,那就不是药物的错。“在基列没有乳香吗?那里没有医生吗?那为什么我的儿女不得痊愈呢?”什么地方出问题了吗?

在教会中也是同样的事。男人和女人坐在教会中,却死在罪里,因为他们拒绝神的乳香。是的。不是因为那里没有乳香。圣灵在这里。我们有很多医生,外科医生。所以那些人死在他们的罪中,不能责怪神。在基列有乳香,在那里有医生,但问题是人们对它的态度。
49

呐,巴不得你能喜欢吃药。如果你拒绝药物,那是一件很可怕的事。如果你拒绝神给你魂的乳香,拒绝那个毒素,那更是何等糟糕啊,那样会发生什么事呢?如果你拒绝那个的话,你就永远失丧了。哦,你的身体也许可以缝补。

然而,你吃药,还有另一件事。药物会对一个人有好处,帮助一个人,却会杀死另一个。青霉素把他所提供帮助的三分之一的人都杀死了。药会杀死一些人,却帮助另外的人。那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那会帮助一个人,也会帮助另外的人。但你不需要担心神的毒素。他会帮助“凡愿意的,都可以来。”是的,先生。他是给所有人的。你不需要担心,不会有受他愚弄的危险。
你去愚弄它,你说:“哦,我告诉你,伯兰罕弟兄,我不相信那是给我的。”就好像今天人们所说的:“我就是不能戒掉抽烟。”“我就是不能停止跑到外面去。”
50

不久前,有一个人告诉我,他说:“我有一个好妻子,伯兰罕弟兄,但我不是单单为一个女人而造的。我必须要跟别的女人鬼混。”

我说:“你知道你出了什么问题吗?你只是拒绝了那个药方。”是的。
那也是今天人们的问题所在。我们可以喝酒,抽烟,撒谎,偷盗,抱怨,举止失常;你却拒绝神爱的乳香,就是那个把我们拉到一起,使我们成为一的。不是因为没有足够的神的能力来赐给这座城市复兴。我们只是拒绝去使用它;就是那样。阿们。他就在这里。但如果你死在你的罪中,不信中,那就不是神的错。那也不是圣灵的错,不是教会的错,只是因为人们拒绝它。
51

人们说心脏病是头号杀手。不,不是的。罪的问题才是头号杀手。是的。头号杀手……这已经进到了我们五旬节派的团体中。今天,一个人对我讲了关于五旬节派的人,他说:“你知道怎样吗,伯兰罕弟兄,事情已经到了好像我不知道该怎么做的地步。你知道我们中的很多人,他们都有孩子,他们把孩子带进来,把他们放在圆辊上复制出来。就是那样。他们只想要成为那样的。”

正如大卫•杜波莱西曾经说过的像这样的话,“哦,你不能陷入到那个里面。”正是那个使卫理公会成为了现在的样子。也是那个使浸信会成了现在的样子。他们只是不断地把他们的孩子带进来,把他们放在圆辊上,复制出来。神没有孙儿女。他只有儿子,儿女,没有孙子和孙女。神没有孙儿女。神不是爷爷;他是父亲。阿们。
我希望我没有伤害你们的情感,但我希望我没有吓着你们……神没有孙儿女。当你……只是因为你是五旬节派的,你的爸爸妈妈付清了赎价,但那不能使你成为五旬节派的,除非你付清同样的赎价,得到他们所得到的同样的东西。还有很多解药留下。有很多基列的乳香,有很多给罪,不信的解药。是的,先生。
52

我们五旬节派的弟兄站起来,否认神的医治和像那样的事。那只是因为你们拒绝解药,你们是孙子。不是神的儿子,神的儿子是由神的灵生的。他是神的儿女,但神没有孙儿女。是的。

你知道问题在哪里吗?他们害怕新生。那就是问题所在。让我告诉你一件事,弟兄。我不在乎是哪种的出生;任何出生都是一团糟的。无论是在猪圈里,或是在马棚里,或是在装饰粉红的医院房间里,任何出生都是一团糟的。新生都是一样的。它会使你跪下去大哭,哭号,做你以前你从未想过要做的事情……医治。那肯定是要带来新生命的。
53

那会打乱你的神学思想,也许会打乱你的牌局;也许会打乱你的游泳,跳舞,和滑旱冰。也许会使你的头发长起来;也许会使你得到一些非同寻常的东西,使你停止抽烟。那是一团糟,但那会带来生命。阿们。我们会得到的是出生,生命,混乱;在得到正确之前必定会得到混乱。是的,先生。你必须要有……除非一粒麦子落在地里烂掉了(混乱,变得脏了)……是的。完全死掉了。落到那里……

54

有一次,一个妇人对我说:“我真感到羞耻。那些人在那里,我甚至都听不到你在讲什么。”她说:“哦,那些女人和男人喊’哈利路亚,阿们,赞美主,’我甚至都听不到你在说什么了。”

我说:“如果他们不那样说,那会吓死我的。”
她说:“当那个妇人在那里站起来并开始哭泣时,那使我后背都起鸡皮疙瘩。”
我说:“如果你去到天国,你会吓死的,因为每一个人都会喊叫,呐喊,赞美神。是的。”
55

他们害怕什么呢?新生。那就是我们在教会中有孙儿女的原因。害怕新生,害怕圣灵,害怕神的大能,害怕那会把你的一些伪装等东西洗掉。那就是问题所在。神差给了我们一个老式的复兴,再次带来了圣灵。在这点上,有很多。

“在基列岂没有乳香吗?那里岂没有医生吗?”是的,这里有医生,这里也有很多乳香。“那为什么我的儿女不得痊愈呢?”是因为人们拒绝了它。阿们。是的。他们拒绝走到一起。他们拒绝有一场复兴。那就是问题所在,自私等东西占据了。在基列有很多乳香;这里也有医生,但人们拒绝了。这就是问题所在。
56

曾有一段时间,我们没有药物对付伤寒症,曾有一段时间我们没有药物对付沙克病以及类似那样的病,但现在我们有了。是的。我们现在有了。我们为此而感谢神。曾有一段时间,我们救恩的解药不是太好,因为那是羔羊等东西。但现在解毒剂已经改变了。是的。

57

他们怎么样发现药物的疗效呢?你知道他们怎么做的吗?他们研究。把一些这样的东西加进去,一些那样的东西加进去,足够的解毒剂来杀死那种毒素,放那么多,然后看看病人的境况,以及他是多么强壮……除非你问过了一个真正的医生,否则你永远不可以吃药,因为那会杀死你的。他们就是那样找出来的。

然后,首先你知道的是,他们注射进一只小天竺鼠的体内。如果它活下来了,那他们就会用在你身上。有时候……不是所有的人身体都被造的像天竺鼠一样,你知道。这就是它会杀死一些人的原因。瞧?他们给小天竺鼠做实验,如果那个小东西活了,那他们就会给你用。哦,那就是他们试验药物的方法。你知道这是真的。他们发现了某一种东西,把它用在天竺鼠身上,如果它活了下来,那他们就会用在你身上。那就是他们杀死了很多病人的原因,就是因为不是我们所有人都被造的像天竺鼠一样。
58

哦,让我告诉你一件事。当神试验他的解毒剂时,他从未用在天竺鼠身上;他用在自己身上。哦,神啊。当他受了约翰的洗礼后,他站在约旦河岸上,那个接种从天上降下,“这是我的爱子,我喜悦住在他里面。”他们观察他,要看那是否会持守住。当人们打他的脸时,他持守住了。他被骂,但他没有骂回去。当他死在各各他时,他为他的仇敌祷告。主在各各他持守住了,在死亡时持守住了,在这地上持守住了。在任何地方都持守住了。他们把他放进了坟墓中,在复活节的早晨,他又持守住了。阿们。

不是天竺鼠,而是神的儿子服用了那解毒剂。他亲自服用了。阿们。呐,我不是要变得兴奋,我只是感觉很敬畏。是的,先生。谁服用了解毒剂?谁试验过了?哦,哈利路亚。他是那位担当我们的罪并背负我们疾病的。他亲自服用了解毒剂,不是用在天竺鼠身上,或先知,或别的人身上;他用在了自己身上。哈利路亚。是的,先生。“他为我们的过犯受害,为我们的罪孽压伤;因他受的刑罚我们得平安,因他受的鞭伤,我们得了医治。”
59

在死亡的时候,他持守住了;在十字架上持守住了;在客西马尼园持守住了,在每一个试探,在一切事上都持守住了。那个解毒剂持守住了。阿们。神要试验永生,他就把它放进了他自己儿子的肉身里。神下来并住在他里面,那个解毒剂持守住了。当他在复活节早上起来时,他打破了死亡,阴间,坟墓的捆绑,又出来了。他向十一个坐在一起吃饭的人显现,责备他们的不信,因为他们的硬心和他们的不信,因为他们不信在他从死里复活之后,那些看到他之人的话。阿们。

60

他说:“你们往普天下去,传福音给凡受造的听。信而受洗的必然得救;不信的必被定罪,因为我要给他们解毒剂。如果我给了他们这解毒剂,我所做的事,他们也要做。我要给这里的整个教会接种。”他说:“往普天下去……这些神迹要随着信的人。(哈利路亚。)我所行的神迹,他们也要行,因为我要用同样的解毒剂给教会接种。你们能受洗接受我所接种的同样的解毒剂吗?”阿们。

61

那也是今天的问题所在。我们接受了一些教会的陈旧教条作为接种。那就是罪恶增长的原因。如果我们得到了那降临在他身上的同样的圣灵,同样的洗礼,同样的大能,同样的荣耀,同样的圣灵,那也同样会给我们接种在他身上所接种的东西。那会除掉所有的惧怕。哈利路亚。你就可以站在仇敌面前,说神的道是真理。阿们。那会给你一根脊梁骨,就像一根锯架一样。那会把软骨头拿掉,把真正的硬骨头放进去。是的,那会的。“你们能受洗,接种我所接种的同样东西吗?”

62

在他生命中,那确实持守住了。当人打他的脸时,他没有说:“你们这些三位一体的人,你们这些一体论的人。”不,没有,不是那样的。不,不。他接种了神的爱。“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不至灭亡。”他被接种了,天上的神住进了一个童女所生的身体里面。他被神接种了。永生就是他的接种。在试探的时刻,那持守住了,当每一个人都抛弃他时,那持守住了。他很好地持守住了。

63

[磁带空白—编者注]……在死亡面前的仇敌。他们想要同样的接种,因为他在死后,在坟墓里三天三夜,当时整个天空都黑暗了,地球也紧张地颤抖,巨石从山上滚下来,一切都见证了他的死,他在坟墓里……在星期天早上,那个接种持守住了,因为他说:“我有能力把我的命舍了,我也有能力再取回来。我得到的这个接种会舍掉生命,然后我会再取回来。”

“弟兄,那正是我想要的。我想要张开我的双臂。”你不是放在臂弯中;你是放在心里。要抓住复活的接种,或耶稣基督的大能。哈利路亚。那个接种……呐,你不要把任何教条写在头顶上这里。只要让基督进来;那就是接种。他从未用教条来试验,他用他的圣灵来试验。
64

在基列没有乳香吗?在那里没有医生吗?哦,是的,我们有乳香,也有医生。那为什么呢?这就是有一天神要问我们的,“为什么?”为什么?

他们想要被接种,所以他说:“我告诉你们该怎么做。你们去到耶路撒冷城中,你们爬上那个阁楼,你们呆在那里,直到你们被接种了。”哦,弟兄。呆在那里,直到你被接种了,直到那个解毒剂降下来,那个乳香临到。
当他们都坐在一起时,同心合意地唱赞美诗,突然有大响声从天上下来,像一阵大风吹过。圣灵接种了在那里的一百二十个人。哦,他们都猛跑了出来。哦。
就好像给一头牛打标签,我曾给牛打过标签。我总是为那些小家伙感到难过。我必须要骑上去拿来烙铁,你们德克萨斯的人都知道我在说什么。他们必须把四蹄捆住,抓起那个烙铁,趴在牛身上。我的意思是牛会颤抖。它会踢腿,嚎叫,在那里狂跳很长一段时间,但弟兄,它知道自己从那以后是属于哪里的了。它被烙印了。是的。有时候,那会使你举止好像你没有了正确的意识,但你被烙印了;你知道你是在哪里了。你成了他们中的一个,被圣灵充满,被接种了。
65

一百二十个人被接种了。哦,他们度过了一段真正的时光,那才是我想要说的。他们真正度过了一段大好时光。他们从那里出来,都被接种了,都有了永生,知道神在末日要叫他们复活。他们度过了一段大好时光。他们被荣耀完全充满,他们中的很多人都能说四种,五种,六种,七种,八种,十种不同的言语,但他们却无法找出一种来用作赞美神的,所以他们就……神给了他们一种崭新的言语来赞美他,所以当圣灵给了他们话语,他们就开始说未知的言语了。他们都被接种了。那表明他们已经被接种了。他们是在说那即将到来的国度。他们都被接种了。

66

罪的问题结束了。彼得不需要出去,痛苦流涕了。那时,一切都结束了。他被接种了。是的,先生。

你知道为什么吗?他们中的一些人非常渴望那样的事,你知道他们怎么做的吗?他们说:“弟兄们,我们当怎样行?我们这里有医生吗?”
“是的。”
“这是什么?”
“这是乳香。”
“这里有医生吗?”
“是的。他的名字叫西门•彼得医生。”
“好的,彼得,你能给我们写一个处方吗?”
“好的。我不想要总是写这个。我只需要写一次,就一劳永逸了。我要给你们写一个处方。”
67

呐,听着,弟兄们。你知道怎么样吗?如果这个处方写的是正确的,你们就永远都不要拿到那些庸医的药店里,加上一点这个,添上一点那个,从里面抽出什么来。如果你放进任何别的东西,就会混乱那个公式,那就会杀死你的病人的。如果你拿出了太多的解毒剂,或放进了太多的解毒剂,那就一点都不会管用了。所以要照着上面所写的去做。他说……

什么样的药方?他说:“你们各人要悔改,奉耶稣基督的名受洗,叫你们的罪得赦,就必领受所赐的圣灵。因为这处方是给你们的儿女,和你们儿女的儿女,并一切在远方的人,就是主我们的神所召来的。”那个接种……哦,弟兄,悔改并与神和好吧。把一切东西都拿掉……神应许过,他要赐给你圣灵。那就是处方。
68

“神迹要随着信的人。他们可以奉我的名赶鬼,说新方言。手能拿蛇,若喝了什么毒物,也不至受害。”因为他们被接种……彼此。哈利路亚。要原模照样地传讲。在基列岂没有乳香吗?或者说在那里没有接种吗?有很多的接种。哈利路亚。荣耀。咻。是的,有基列的乳香。被接种……你可以站在死亡面前。出来面对着……

69

圣徒保罗,曾经他们建了一个脚手架,要在罗马砍掉他的头。我曾站在那同一个地方。保罗说:“哦,死啊,你的毒钩在哪里呢?坟墓啊,你的得胜在哪里呢?我已经被接种了。你怎么能禁锢住我呢?你怎么来对我回话呢?但感谢神,他差来了基列的乳香,并用圣灵的洗给我的心接种了。在将来没死亡……没有任何组织,或别的东西能在耶稣基督里把我与神的爱隔绝了。哈利路亚。只要我们是在神里面,我们就被接种了……世界。

70

组织,捆绑,如果你得到了那个接种,你就可以跳过它们,抱住另一个弟兄的脖子。阿们。哦,我感觉很好。哦,我们过去常一首短歌:

我要飞走,哦,荣耀,我要飞走。
某个光明的早晨,当这生命结束时,我们要飞走。
我很高兴被接种了。哦,神的儿子把他自己的生命,注射进了我的生命里面,注射进了你的生命里面,然后下来,用他的同在添加能量。哦。
71

你知道,通常当你使用免疫血清时,偶尔……你被接种了,但你必须要有一个增强剂。今天在五旬节教会中,这个城市所需要的就是一针增强剂。哈利路亚。不要固步自封,说,“我们要多弄几个组织出来。”那会毁掉你的处方的。要回去,打一针增强剂,就是起初出现的同样的东西,同样的洗礼,同样的经历,同样的圣灵。阿们。阿们。荣耀直到永永远远,在基督复活中的荣耀和大能。

然后他说:“我所做的事,你们也要做,因为你们已经被接种了。”阿们。用复活的大能接种了……哦,那是神的荣耀的完美预示。阿们。我知道你们认为我很吵,但我猜你们很吵的时候也会是这样的。被接种了,被打标签了,我很高兴地知道我是属于哪里的,是在神的家里的。你们岂不高兴吗,基督徒们?哦,他就在这里。哦,没有任何疑问了。让我们低头,来敬拜他。
72

主耶稣,哦,神啊,你的圣灵是何等丰富……“何等丰盛纯洁,永远值得圣徒和天使歌颂。”神的爱,能达到对岸,去到深处,为堕落的人而延伸出去,神的爱藉着圣灵洒落在我们的心中。主啊,我们有乳香。我们有接种。我们有医生在这里,他能读这处方。神啊,你在这里,是一个药剂师,能写上并给出这个接种。神啊,我祈求,你今晚把它应允给每一个还没有归向基督之人的心。求你应允。现在让你伟大的圣灵来显示他的大能吧。求你应允。

当我把我的手按在这些手帕,围裙,小衣服上面时,愿圣灵能带着生命源泉的喜乐进到这个教会中,哦,神啊,愿他扫过这里的每一件小衣服。奉耶稣基督的名,愿他们每一个人都得到祝福,愿人们得到医治。我奉神儿子耶稣基督的名把他们连同这些会众一起交托给你,主啊。阿们,再阿们。
73

哦。我非常高兴。哦,我太高兴了,我很高兴。过去我是……当时我是一个狩猎监督官,我经过……那里过去有一处小泉源。那是我见过的最喜乐的泉源。它总是不断地咕嘟,咕嘟,咕嘟地冒泡,夏天是,冬天也是。一天,我坐在那个泉源旁边,我说:“你为什么如果快乐呢?”当然它不会回答我。我想:“呐,如果它能回答我,它会怎么说呢?”我说:“你快乐是因为鹿来从你这里喝水吗?”

“不。”
我说:“那你为什么不断冒泡呢?因为熊来从你这里喝水吗?”
“不是。”
“你冒泡是因为我从你这里喝水吗?”
“不是。”
我说:“是什么使你一直在冒泡呢?”
如果它能说话,它会说:“伯兰罕弟兄,不是我在冒泡。是在我后面有东西在让我冒泡,推动着我。”
74

一个重生的神的儿子,被耶稣基督复活的大能所接种的人也是那样的。“不是我在做事,”耶稣说。“是住在我里面的父在做。他才是那位做事的。”不仅仅是……如果在这里有什么人不明白,那不是这些人在冒泡;住在他们里面的某些东西在使他们冒泡(是的。),喷涌,喷发,涌出来。他告诉井边的妇人,那水源会成为喷涌到永生的活水泉源。

75

哦,难怪诗人说:“那是说不出来,满有荣光的大喜乐。”阿们。咻。哦,我觉得我都加倍了。是的,先生,我现在是在家里。我很高兴。我很高兴我们出来了。你们岂不高兴吗?哦,神现在能用这一小群人做什么呢?如果他能得到一个人在他的掌握中,使他能持定住那个人,那神能做什么事呢?他可以用一个人使万人逃跑。用一个有真正信心的人,神能把上万个魔鬼都赶得抱头鼠窜。是的,先生。阿们。我很高兴,你们呢?

76

当我最初进到五旬节派人们中间时,我们经常唱一首短歌。他们会说:“我很高兴耶稣释放了我。”是的。你们都被捆绑了,他给了你接种。就是那样的。那就是所需要的一切。阿们。

我爱他,我爱他,
因为他先爱我,
为我付出救恩赎价,
在各各他。
哦,那岂不也对你成就了一些事吗?
我爱他(好好想想吧。),
因为他先爱我,(他怎么做的?给我们接种。)
为我……(买下了那解药)救恩赎价,
在各各他。
77

哦,我是何等快乐。我是何等高兴我找到了这个。我是何等高兴我能认识到,我能到一个地步,使我能认识到我是什么也不是的。有一天,他会拉起我,亲吻我,擦去我一切的眼泪,说:“你现在是我的了。”

哦,那会打动我的心,我说:“主啊,让我在他道的光中与主同行。让我日日夜夜呆在圣灵的恩膏下,我们离开它,真是羞耻,不是吗?这太奇妙了。”
记住,朋友们,我爱你们。夜晚不会变得太黑,雨也不会落得太大,但我会为你做我所能做的一切。只要记住,我是你的弟兄。我全心地爱你们。
78

祷告卡发出去过吗?有人拿到了祷告卡吗?哦,我忘记了。哦,那就不需要叫了。好的,我们不需要了。神同样会医治的。你们相信这接种吗?你们相信耶稣会借着他的血开出一条路,他会把他的免疫血清注射进一个相信的信徒里面,用在他里面的同样免疫血清,那也会对下一个人做同样的事的。那会做……哦,他真是奇妙,不是吗?“我做的事,你们也要做。”

79

好的,你们在下面的人,如果神现在作证……有多少人生病了?让我们看看你们的手,想要从神得帮助的人,请举起你们的手来。好的。哦,他岂不就是说不出来,满有荣光的大喜乐吗?

呐,让我们尽我们所能地敬虔几分钟,现在来仰望他。你们没有感受到祝福的泉源吗?“我们要有祝福的泉源,请把它们差给我们,哦,主啊。现在请应允给我们那个更新。”你岂不喜欢那个生命的更新吗?
80

弟兄姐妹,我想要告诉你一件事。当我奉主的名说“主如此说”时,我想要你们相信我。只有一样东西能医治你,那就是神。只有一条路你能借着去就近他,那就是借着信心。对吗?

呐,我们知道我们相信按手。你们不相信吗?但如果你忍耐我……你总是奇怪……
人们说:“伯兰罕弟兄,尔罗•罗伯茨能为五百个人祷告,而你只为五个人。”我知道这点。是的。尔罗•罗伯茨是照着神告诉他去做的方法为他们祷告,我是照着神告诉我去做的方法祷告。瞧?所以他顺服神,我也顺服。但你瞧,尔罗•罗伯茨和这里的这些弟兄们,彼此按手,你们是否能认同我,那是犹太人的传统。对外邦人来说不是那样。
81

看看那个祭司。他说:“请你来,按手在我女儿身上,她就必会起来;如果你来按手在她身上,她就会没事的。”那是犹太人,按手。

但当他去到罗马的百夫长那里,他说:“你到我舍下,我不敢当。你只要说话。”他认出了什么?耶稣有医治所有疾病的能力。他说:“我是个百夫长。”那就是说一百个人。百夫就是指一百个人。“我对这个人说,’你去,’他就去。我对那个人说,’你来,’他就来。他必须那样做,因为我管着他。”他为什么说那么多呢?“我知道你掌管着一切疾病,一切病痛。只要说出神的道;那就是你所必须要做的。”
82

耶稣怎么说的?他转过身去说:“就是在以色列人中,我也从未见过像这样大的信心。”呐,我们想要在一个更高的地步上拥有它,不是吗?医治早已经在各各他成就了。呐,如果神今晚在这些会众中挑出至少两三个人来,是我根本不认识的,那就表明了我对你所传讲的就是真理,如果他来证实我对你们所传讲的就是真理的话……

现在,将你自己安静几分钟。你这样说:“主耶稣,那个人不认识我。”呐,下面只有大约两三个人是我认识的。我认识坐在这里的埃文斯弟兄和姐妹,坐在那里的是他们的两个女儿。然后是索斯曼弟兄,弗雷德•索斯曼弟兄在那里,他是在杰弗逊维尔的我的教会中的一个理事。我想……那是他和他的妻子,辛普森弟兄和姐妹就坐在他们旁边。他们就在这个地方的后面。呐,我想要看着会众几分钟。我想要你们全心地相信。
哦,你不知道怎样……我刚感觉到那击中了我。瞧,我知道事情要发生。就是那样。神应许了。他的应许是真实的。你们相信吗?要相信我是他的仆人。这太奇妙了。
83

正如那天我所告诉你们的,我站在印度,你知道,在那里有成千上万人,呐,就是那样的。你要把它放在你手中。神把它给了你。为了神的荣耀,我把这里的每一个灵都置于我自己的控制之下。哦,现在会有什么事情发生呢?

瞧,我们喜乐。这是神的喜乐。这是我们的救恩之乐。对吗?你瞧,大卫从未失去他的救恩。他说:“求你恢复我的救恩之乐。”他有他的救恩,但他失去了喜乐。哦,我们有很多喜乐。我们知道这点。我们有喜乐,有说不出来满有荣光的大喜乐。你要得到它。
84

但现在,问题是,神的大能要比喜乐更伟大。大能是借着稳固的信心而来的。我们可以有很多喜乐,但也许在那里根本没有医治的能力。但当我们有了神的大能,我们有神的信心在兴起,就能抓住神,并知道该如何触摸到他。

呐,只要祷告。我在为你们守望。如果他触摸了我,那我就会知道的。
在这里有什么人是从来没有参加过我的聚会的吗?让我们看看你们的手,以前从来没有参加过聚会的人?一个人,两个人,三个,四个,五个。很好。六个,有六个人以前从未参加过聚会。弟兄们,我想要告诉你们一件事。耶稣怎么……世人是怎么认出耶稣是弥赛亚的?因为他能说出他们是谁,或他们是怎样的,当西门彼得走上去,他只是个渔夫,耶稣说:“你是西门。你是约拿的儿子。”彼得就信了他。当他去到……哦,我们刚才所讲的贯彻了整本圣经。昨晚我们讲了在树上的拉撒路。瞎子巴底买,当他摸到了耶稣,耶稣就转过身告诉了他。那个井边的妇人,耶稣说出了她的问题是什么,她说:“你们来看,有一个人把我素来所行的事都说了出来。莫非这就是弥赛亚吗?”
85

他还从未对任何外邦人做过。这只发生在犹太人和撒玛利亚人的身上,因为他们在盼望弥赛亚。呐,他们渴望……两千年来,我们徘徊在黑暗中。但现在,外邦人也有了他们受训的日子,呐,他们在仔细观察教会。到了最后的时刻了,就像他们的结局一样,四千年,那时候到了他们的结局,现在又是两千年了,因为他要带走一群人,不是一个国家,而是从外邦人中为他名的缘故召出一群人来。他们都拥有耶稣的名。瞧?为他名的缘故,他从外邦人中召出一群人来。但他把以色列是当一个国家来看待。

86

但他还是同样的基督,他应许说,正如在罗得的日子,他所做的事,他还会再做。有多少人喜欢……相信那个与罗得相见的神的使者……是与亚伯拉罕相见,他从未去见罗得。他跟亚伯拉罕呆在一起。你们都读过这个故事很多次吧?

呐,有两个人下去见罗得,其中的一个……他们有两个出去了,但这位从未下去过。那位就是主神,以罗欣。他背对着帐篷。起先他看着亚伯拉罕,问亚伯拉罕说他的妻子撒拉在哪里。
说:“她在你身后的帐篷里。”
神说:“我要照着生命,生命的时间来拜访你(又是二十八天)。”她那时已经是一百岁了,哦,是九十岁了。她九十岁,亚伯拉罕一百岁了。她就笑了。神说:“撒拉为什么发笑?”呐,他说这事要重演。
87

我要用两种方法来做,看看他是否还是同样的神。呐,愿天上的神……瞧,用这本圣经……基督徒们,让我说说这个,这圣经就放在我心上。有一点点不信溜进来,昨晚有一个人上来,立在讲台的边缘,要伤害聚会。神会照看那个的。别以为我不知道。弟兄,你永远不要那样想。这圣经就放在我心上,让我这样说吧;我这样做不是为了表演。我这样做是因为要应验耶稣说的要发生的事。当他来时,他不需要再医治。他那样做是因为那应许要应验。对吗?这不需要有……他不需要这样做,但那事应当要应验。他应许过了。这是他的道。所以他允许这事是因为要应验他的道。

88

神能医治心脏病吗?他那样做过了,不是吗?现在都结束了。我一生中从未见过这个妇人,但她现在得医治了。呐,这应验了他的道吗?哦,你说:“伯兰罕弟兄,这应验了什么?”他是能被我们软弱的感觉触摸到的大祭司。对吗?

“哦,我以为你说他是以罗,以拉,以罗欣。”是的。哦,你说:“他背转着身,就知道撒拉在做什么吗?”是的。
呐,你说:“你是他吗?”
不,先生。
他充满了这会堂的每一处地方。瞧?那是他在你里面,他在我里面,但他必须要借着某个人来运行。那不是我们配得。我们不配;我们是罪人,但他却拣选了我们。我相信我们是……恩赐和选召是没有后悔的。我相信神在创世之前就拣选了我们成为他的教会。你们相信吗?圣经是这么说的。是的。敌基督要欺骗这地上所有在创世之前名字没有记在羔羊生命册上的人。
89

有人在这里祷告;有人在这里祷告并在看。我们的弟兄,是从最后面的你们那里发出来的。呐,弟兄们,你们只要跟我一起祷告。我们就会看到那同一位天使在这里。呐,要好好利用时间。要敬畏。我们要好好利用时间。我们有很多时间。不要太匆忙。不要太着急。只要安静地站立,说:“主神啊,那个人背对着我。我知道他只是一个人,所以如果他知道我,那必定是你在告诉他。肯定是那样的,因为我只是一个坐在这聚会中的陌生人。”

90

是的,现在这里有一个妇人出现在我面前。我正在看着她。我想要你们弟兄们,看这里。你们不能看到吗?看这里,在衣服的边缘这里,(瞧?)是红色的,瞧?看这里。看到那光了吗?呐,有一个妇人正坐在我身后。她非常苦恼,她有关节炎,她有高血压;她也正被神经过敏搅扰,哦,她还有并发症。呐,当我转过身时,巴不得她不要错过这个。她的名字叫卡恩小姐。请站起来,卡恩小姐,接受你的医治吧。呐,你相信吗?现在要对神有信心。

“亚伯拉罕,你的妻子撒拉在哪里?”
“她就在你身后的帐篷里。”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吗?
你们其他人怎么样呢?这能发生在你身上吗?如果你相信,就能发生。这里,看到站在这里的这个小妇人了吗?看到那道光就在那上方吗?看这里。她正在看着我,祷告。她不是在为她自己祷告;是在为她的儿子。你所在求的事,是为你儿子,妇人,不是吗?你相信神能告诉我他的问题是什么吗?你愿意为他接受医治吗?是胃病。是的。只要相信;就是那样。
91

在这片区域的人怎么样呢?你们在那边的人都相信什么呢?你们全心地相信吗?要有信心。只要相信。在这边有多少人是生病的,却没有祷告卡呢?就是刚刚融入到你们中间的人。瞧?你们想要祷告但却没有祷告卡。哦,没有人有祷告卡,是这样的。我相信他们说在某处有一张祷告卡,也许是在聚会或什么地方。现在每一个人都要有信心并相信。“你若能信……”

就在这边,看这里,你们在这前边这排的。那个疝气,你相信神能使它痊愈吗?你全心相信吗?你可以得着你所求的。
先生,你正在那里低着头,你怎么样呢?光越过了那个妇人,从那里去到那个男人身上。你也有需要,对吗?你相信基督能使你痊愈吗?你的毛病是在你的眼睛和你的耳朵上。你是从德克萨斯州的休斯顿来的,韦斯特先生,回去并告诉在休斯顿的人,基督医治了那个疾病。
92

现在你全心地相信吗?你有神经失常,对吗,妇人?你是从圣体节派来的,要全心地相信。神是所有疼痛的医治者。你全心地相信吗?

刚才在那边举起手的妇人,患有肝病和胃病的人,瑞恩沃特女士,你是从路易斯安那州来的。这是你第一次参加聚会,我相信你举起了手。你对他是怎么认为的?他不是个奇妙的医治者吗?现在回去告诉人们他为你所做的事吧。现在一切都结束了。
坐在后面那里的那个小男孩,患有心理阻隔,不是吗?是因为……一个医生对他做了什么事。打了太多麻醉药,导致了他心理阻隔。如果我告诉你说你是谁,你愿意为我把手按在那个男孩身上吗?豪威尔太太,把你的手按在那个男孩身上。我谴责这个魔鬼。撒但,从他身上出来。奉耶稣基督的名,我祈求他得医治。
93

你们相信吗?每一个人都相信吗?神在这里吗?这是那个接种吗?这是同样的圣灵,同样的主耶稣,应许给我们的那位吗?你们有多少人是信徒?请举手。哈利路亚。那就彼此按手在别人身上,并照着我所告诉你们的去做。呐,要真正地安静,彼此按手在别人身上。现在我有一件事,你们是否能听上几分钟。好的。呐,我要说出这个祷告。当然我知道需要什么才能打败你的仇敌。我要把这话放在你们口中,你从你的内心来回应。你们来祷告这些话。我要说出来。

94

主神啊,天地的创造者,永生的作者,一切美好恩赐的赐予者,请赦免我不信的罪并将你的怜悯赐予我。我相信你。我接受你作我的救主,我唯一的救恩。我需要你的力量来作为我的医治。没有你我就无法前行。我现在就接受你作为我的医治者。我宣布放弃魔鬼和他一切的作为。从此刻起,我要思想正确的东西。我要相信每一个应许。经文说:“因他受的鞭伤,我已经得了医治,我现在就接受。我相信,这是我的。主啊,我感谢你。我要继续见证我的医治,直到我完全痊愈了。”呐,现在要持守住;彼此按手在对方身上。

呐,你们祷告。呐,把自己跟神一起关起来。你就会看到有事情发生的。好的,传道人弟兄们,每一个人,你们都预备好了吗?呐,如果神垂听我的祷告,他就会垂听各处的祷告的。呐,你们祷告,你们做出你们的承认,就像你是一个基督徒那样前来。你现在预备好……如果你是个罪人,你要为受洗而预备好。呐,你们是基督徒的人,你们已经做出了你们的承认,现在你们要为医治而预备好。呐,需要什么呢?
95

呐,神预备好要把它赐给你。只有一样东西在你的头顶上,那就是一点不信的阴影。呐,如果我们能打破那个……就好像一架大飞机,他们跟我讲过那些喷气式飞机,如果它们不断加速,摇摆,加速,摇摆,直到他们能穿越那个声障,在它们穿越了那个声障之后,它们就自由了。呐,如果你能使自己超越那个小小的怀疑屏障,哦,弟兄,事情就会发生了。你就可以自由奔跑了。你就会得着医治了。

呐,我想要你们真正地敬畏。彼此握住你们的手,现在把自己跟基督一起关起来,好像除了他,没有人在你身边一样;只要在你的心里想像,你看到他正在走向你,就站在你面前。呐,打开你的心门,让他进去,我要祷告并赶走那个在你头上的阴影。当它打破时,你就穿越了声障,就可以站起来并赞美他了。每一次当你感觉到你的魂超越了那个不信时,你就在基督里得自由了。
96

天父,为你所做的一切,为你所行的很多医治,为神的大能,为很多得救的人,为传道人的交通,最重要的是,圣灵的交通,我们感谢你。你从未让我们失败过,而是每一次都告诉了我们真理,用神迹奇事随着,确认你的道。

呐,天父,这一小群人今晚穿过这泥泞的道路,冒雨来到这里,为要见耶稣。我们已经看见了你,我们感觉到了你;我们知道你就在这里。我们心中有你的道。他们已经承认了;他们公开,当众承认了他们相信并接受你作他们的医治者。呐,主啊,他们的魂在挣扎,为要越过那个小栅栏,就是那个摇动他们的东西,“我想知道那会不会是我?想知道那是否会失去?”哦,神啊,愿耶稣基督的大能现在就把他们提起来,打破那个栅栏。
97

撒但,退去吧。你失去了这场战争。让教会脱离出来。奉耶稣基督的名,撒但,从这里滚开,我赶你出去。

奉耶稣基督的名,请站起来并承认你的医治。承认你的医治并……奉他宝贵的圣名,我把你们交托给主神耶稣基督。我宣布你们得医治了,你们每一个人。现在起来并奉耶稣基督的名接受你们的医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