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0119E 示巴女王

1

今晚我迟到了一点。我们被挤在车里,进不来。我通常总是迟到。不久前我在一间联合弟兄教会里讲道,牧师站起来说:“我想向你们介绍一下迟到的伯兰罕先生。”瞧,我出生得迟到了一点。我的婚礼大约迟到了两小时才举行。如果我的葬礼能迟到一点,那就太好了。这个是我最想迟到的。

我们很高兴能来到这座可爱的城市。当我们今晚开车来这里时,我想起几年前我们在这里举行聚会的时候。我想起这里的人们给了我
们何等美妙的时光,他们真是太好了。主祝福了我们。
2

博斯沃思弟兄那时跟我们在一起。现在他越过海去到彼岸去了。他去世前我去看过他。哦,他快到一百岁了。他刚从非洲回来,我们一起去过那里宣教。我对他说,当他……我冲进他家,这位老前辈躺在那里,躺在那里快死了。“……的马兵。”我想,若是有人能拥有那份尊荣,那就是F·F·博斯沃思。

他是一个属神的伟人,一个早期时代的人。他来到德克萨斯州这里,在一座城市呆了十年,建立了七个教会;伴随着一场复兴,从未停下过,夜里……连续十年日日夜夜,每个晚上都要去到某处举行聚会,就在德克萨斯州这里。
你们听过他是如何去世的吗?在他离世渡到彼岸前大约一小时……他睡了一会儿,然后站起来,在房间里看,说:“妈妈。”整整一个小时,或许是两个小时,他跟他带领归入基督的朋友们握手,他们已经去世五十年了,越过栅栏去到彼岸了。然后他回来,把把手放下,像这样交叉着,去见神了。
3

我永远也忘不了他临终对我所说的话。他说:“伯兰罕弟兄,赶快。赶快去海外。那里的工场是敞开的。”他说……

我说:“博斯沃思弟兄,你不是病了吗?”
他说:“一点也没有病。现在是我的时间到了。我的生命已经活完了。”
我说:“在你为基督所活的漫长一生中,哪个是你最伟大的时候,博斯沃思弟兄?”
他说:“就是现在。”
我说:“你知道你就要离世了吗?”
他说:“知道,但是伯兰罕弟兄,过去六十年我所过的整个人生都是为基督过的,他随时会进到那扇门来接我回家。”那是我所……
伟人的生平启示我们,
我们能够生活得高尚,
而当告别人世的时候,
留下脚印在时间的沙上。
4

我想起了他的见证,也想到了保罗·雷德去世的时候。多少人知道保罗·雷德?你们许多人都知道。他是一个属神的伟人,去到了加利福尼亚。我还是个小伙子的时候,经常坐在他的脚前。他总是和路加粘在一起,好像我儿子比利和我一样。他快去世的时候,芝加哥慕迪圣经学院派了一个四重唱去唱歌。他们唱的是一首舒缓的歌,“与主更亲近。”

保罗,如果你了解他的话,他总是很有幽默感。他写了这首歌,就是我的主题歌“只要相信”。他有一种……他很有幽默感。他总是爱开玩笑,就像博斯沃思弟兄一样。
他们正在唱“与主更亲近”,他从床上起来,说:“喂,这里是谁要死了,是我还是你们?”他说,他说:“拉开……把那些百叶窗拉上去,给我唱几首爽快的福音好歌。”他们开始唱:“在十字架我救主舍命。”他说:“那听起来好多了。”他说:“路加在哪里?”
5

路加不想看见他的兄弟死去,所以在另一个房间里。他说:“他在另一个房间里。”

他说:“告诉他过来这里。”路加,是个块头很大的人,如果你们大家知道他的话。他—保罗、比利·信德和F·F·博斯沃思以及在他们时代的所有的人,把福音传给了他们的那个时代。所以,当他们……路加对保罗说,或保罗对路加说……他握住他的手,说:“保罗……哦,是路加,想一想,我们一起走过了很多路,不是吗?”
说:“是的,我们是走过了很多路,路加……哦,是保罗。”
保罗对路加说:“我们走过了很多路。”
他说:“是的,我们走过来了,兄弟。”
但他说:“想一想。从现在起五分钟后,我就将站在耶稣基督的同在中,披戴上他的义。”捏了捏他兄弟的手,就死了。
我想那是古时的巴兰说的:“让我像他们那样死。”
6

哦,我们大家都很高兴是基督徒,不是吗?我不知道若不是为着基督,今晚我们还可以指望什么呢?我们能有什么希望呢?我们可以安居在哪里呢?除基督之外,哪个地方还能作为我们的根基呢?

哦,罪人朋友们,你们今晚在这个小礼堂里的,让我……让我警告你。要从那将要来的忿怒里逃离出来。只有一个可隐藏的地方。我很高兴神预备了一个逃城:就是基督耶稣;我们可以逃进去得安稳。
7

最近我在印度孟买,我们在那里……主让我们向最多的一群人传道。[原注:磁带空白。]成千上万的土著将他们的偶像摔在了地上,接受基督作为救主。我猜在印度是那个的三倍,但我们无法数算他们。

印度是个说两种语言的国家。你们知道它曾经被英国占领,当然最近因着破产而获得了自由。他们破产了,说他们被赐予自由了更恰当些。那时候,我拿起一份报纸,在读英语专栏,上面说:“我想地震现在结束了。鸟儿都回来了。”我想花一些时间跟你们讲讲这个故事。
在印度,人们非常穷。我相信我这一辈子所去过的最为贫穷所困的地方就是印度。你只有去过那里,才会知道是怎么回事。看到可怜的妈妈躺在街上,她们的小婴儿脸上没有一点肉,肚子肿胀着。他们快要死于饥饿了,想乞讨点东西来吃。求你带走那婴儿:让她死去,却想要她的婴儿得救。如果你带走这个,那个又怎么办呢?这个,那个等等,到处都是。实在是可怜,看到印度让我的心都碎了。我希望今年秋季能再回去。
8

报纸上说,所有的鸟儿都从它们的洞里飞走了。在印度,他们没有你们在美国所拥有的这么漂亮的栅栏、铁丝网以及制作精美的尖桩篱笆等等。他们大多是捡来石头,把石头垒在一起。印度有四亿七千万人。老实说(我知道我夸张了),但我猜有四亿乞丐。几乎是……他们只知道乞讨。他们有大量的自然资源,但却没有头脑去开发它。他们所知道的就只有乞讨和宗教。

那天下午我在耆那教的神庙里受到了十七个不同宗教的接待,他们每一个都否认耶稣基督是神。所以你可以想象他们的光景。他们绝大部分相信轮回。他们走在街上,边扫地边走,免得自己踩在跳蚤或蚂蚁上,因为那可能是他妈妈转世成了那个样式或什么的。要向一群那样的人传讲一个血的祭物……
9

但那天晚上当圣灵出场时……一个完全瞎了的人站在那里。我看到了一个异象,他会恢复视力。我说:“我挑战你们所有回教徒,所有的耆那教徒、锡克教徒、佛教徒以及别的人,上来这里恢复这个人的视力。”我说:“你们大家怎么都这么安静呢?”我说:“你做不到。我也做不到。但天上的神,他叫耶稣基督从死里复活,应许了我们会看到这些的事。”

我刚看见过一个异象。如果我没看见过异象,我是不会那么说的。“这人将恢复他的视力。”我说:“如果回教先知们是如此的伟大,就让他们上来赐给他视力,那我就来做一个回教徒。”我说:“你们以为那是心灵感应;说我是在读他的心,当我跟他说他要让圣人……”哦,你真得要去到那里才能明白。
10

我说他们……“这人是瞎子。他因盯着太阳看而瞎了眼。他是个敬拜太阳的。他敬拜的是被造物而不是造物主。我们知道这个。”我说:“如果锡克教徒想要改变他来相信他们的说法,你会怎么做呢?或者耆那教徒想要他相信他的说法,他们会怎么做呢?只是改变他的思维方式。我们在美国有同样的事,只有一位神。”我说:“所有的卫理公会都想要使所有的浸信会信徒成为卫理公会的;浸信会想要使所有的长老会信徒成为浸信会的;五旬节派想要把他们都接管了。就是这样。那是什么?改变你的思维方式而已。但必定有某个东西是对的,某个东西是错的。”

我一手拿着可兰经,一手拿着圣经,我说:“其中一个是对的,一个是错的。他们不可能是两个都对的,因为他们是不一样的,这个跟那个不一样。”我说:“但如果耶稣基督,他向我显了一个异象,就是这个人要恢复视力。如果他恢复了他的视力,你们有多少人……既然你们的祭司或这里的其他人没有一个能赐给他视力,这人说他要事奉那位能赐给他视力的神。现在,如果耶稣基督恢复了他的视力,你们有多少人愿意接受耶稣基督作你们的救主?”
11

你能看见的地方,全都是举起的黑色的手;估计有五十万人。当那个人恢复了视力时,他抱住了我的腰。孟买市长(我把他的名字塞在我口袋里放了很长时间),那时,他正坐在那里。他们都动用了民兵。因为他们扯掉我的鞋子,扯掉了我的大衣口袋。他们有二、三十个人,那些卫兵想要挡住他们。那些妇女从那些卫兵头顶上跑过去,就是为了靠近你所在的地方,触摸你,让婴儿靠近你或什么的。

想想,那些人如此饥渴慕义神,而你在美国几乎得雇人来听这福音,或在星期三晚上去教会。那真是可怜!
12

继续讲完我的故事,小鸟去到这些巢里,在这些石头中做窝。牛群和羊也从田野回来,在下午站在这些墙的荫下,躲避炎热的热带太阳直射的光线。突然间那些鸟从巢窝里飞走了,去到了田野中,去到了树上和树丛中。牛群从篱笆周围走开。羊去到了田野里,彼此依偎着站在一起。某件事就要发生了。

突然间地震来了,震塌了所有的墙壁。如果小鸟留在巢里,它们就会被杀死。如果牛群和羊呆在那些墙的周围,它们就会被杀死。
它们在外面呆了两天,因为大大小小的地震在不断地发生。过了不久,牛群和羊又回去了。鸟儿飞回了它们离开的,搭建在石头等等当中的巢窝。报纸说:“那是个迹象,表明地震结束了。”
13

呐,瞧,同一位带领鸟儿、羊和牛群进入了方舟的神,今天也依然能带领它们。他这么做了。如果一只鸟,一头动物,凭着直觉都知道要如何远离能即将倒塌的大巴别塔,重生的男人女人岂不更该知道要如何逃出去,彼此倚靠在一起吗?如果有什么时刻是我们应当彼此倚靠的,那就是现在了。我们所有的人,走到一起,呆在一起,因为这个伟大的世界体系所造的大塔就要过去了,没有穷尽的天国就要引入了,有朝一日千禧年就要开始了。基于这点,让我们现在来就近这道,在此之前,让我们低头祷告。

在我们祷告之前,我想知道,任何在座的,在基督以外的男人女人,有谁想在这个祷告中被记念的?你愿意举起手吗?只要说:“伯兰罕弟兄,请记念我。”神祝福你,你的真诚,太好了。愿神垂听。神祝福你。一打或更多的手……神祝福你,女士。在后面的……神看见了你们的手。他肯定看见了。神祝福你,先生。
14

我们的天父,我们来到你公义的宝座前。如果我们要得到公义,那我们马上就会被从地上抹掉。但我们来到耶稣宝血下;因为他在自己的道中说:“你们若奉我的名无论向父求什么,我必成就。”主啊,我们奉主耶稣的名而来,不是来祈求公义,而是祈求怜悯。

父啊,只是一个故事,在我们所读的那张剪报上,说那些小鸟飞走了,逃脱了。哦,在上古洪水毁灭前能把它们带进方舟的这位神,今天还是那同一位神,能把他的鸟和动物拉离危险。主啊,你肯定能警告我们逃离那将要到来的忿怒。
因为列国都犯了罪,与神为敌。他们心里背叛。我们晓得不久就将有一个宇宙性的原子弹爆炸,它将把这个世界震入明天或永恒。某个美丽的早上,主耶稣和他的教会将要回到地上。
哦,神啊,那日子正是我们内心所仰望的,那时,老人在那里将是永远年轻的。再也没有老人了,再也没有幼儿了。他们将永远是风华正茂的年青人。主啊,我们为这个伟大的真理感谢你。虽然现在它离我们似乎很远,但可能不到明天我们就能看到它了。
15

父啊,我为今晚那些敬畏、勇敢地举起手的人祷告,他们想要接受你作他们的救主,想要在祷告中被记念。神啊,世上没有一个人够资格能带领这样的人。我晓得是你的圣灵在做这些事。你说:“若不是父吸引人,就没有能到我这里来的;凡父所赐给我的人,必到我这里来。”父啊,我祈求你今晚拯救他们。

愿某件事以某种方式被说出来或行出来,使他们接受你作他们的救主,并被你的圣灵充满。因为我们晓得那些被盖上印的人……灾殃被吩咐不得靠近任何在额上有神的印的人。主啊,求你应允。今晚拯救可以被拯救的人。用圣灵充满那些正在等候他的人,医治所有的病人和痛苦的人。
主啊,祝福这些圣徒。赐给他们新的勇气。愿他们把军装扣得更紧一些。祝福每一个教会,每一个宗派。神啊,我们祈求你怜悯的膀臂伸给他们,愿复兴发生在这个社区的每一个教会中,愿他们像大风一样聚集在一起。父啊,求你应允。把一场复兴赐给这里爱你的这些出色的人们。我祈求你赦免我们的亏欠和罪恶。父啊,今晚用主耶稣的血遮掩讲话的人,因为我们是奉他的名求。阿们!
16

今晚,在福音的经文中,在《马太福音》12章42节,若主愿意的话,我们想从中取出一个题目作为正文。

今早,照我的说法,我是有点在替摩尔弟兄讲道。摩尔弟兄必须要回家去,因为他明天早上要带他妻子他们下来。我们正在等着他回来。摩尔弟兄是一个献给神的伟大的魂,是个属神的伟人。十四年前我刚在传福音的聚会上开始事工时,我从那时就认识了他。他到过世界上许多的地方。我发现他(他今晚不在这里,所以我可以这样说)是一个真正忠心耿耿的基督徒,一个真正属神的人,就是摩尔弟兄,在什里夫波特有一个很好的教会。愿主祝福他。
呐,在《马太福音》12:42。
42当审判的时候,南方的女王,要起来定这世代的罪,因为她从地极而来,要听所罗门的智慧话。看哪!在这里有一人比所罗门更大。
17

耶稣一直在谴责人们,因为他们误解了他的信息。他们想把它歪曲成它所不该成为的东西。耶稣在他们的城里,行了神迹,向人们显明他弥赛亚的迹象,正如昨晚我们所讲的。

我们发现那些预定得生命的人就看见了。那些没有被预定得生命的人就看不见。福音蒙蔽了那些不愿接受的人,叫那些愿意接受的人得以看见。在耶稣的日子里就是这样的,当时经文清楚而明白地陈述了他要行的事,说他要做这些事,他们怎样错过了它,这表明他们必须要被蒙蔽。
想一想,那些可怜的犹太人被蒙蔽,好让我们的眼睛能有机会被打开。现在,蒙蔽了犹太人的同一个福音正在蒙蔽教会:同样的事被准确地应许了。它越过了他们的脑袋十万八千里。我很高兴你们正在录音。
18

我知道那是主如此说,福音……蒙蔽犹太人的同一个福音现在正在蒙蔽外邦人,因为这是同样的福音,除了主耶稣基督的福音,没有别的福音。我们有许多的信条,但只有一个福音。福音是什么?福音来到不独在乎言语,也在乎权能和明证,并圣灵的彰显,神使他的道成就。必须是那样的,因为在《马可福音》16章,他说:“你们往普天下去,传福音。这些神迹必随着。”或者是,“你们往普天下去,证实这复活的大能。”他不是死的,而是活的。他正依靠你我来让他能藉着我们成就他的旨意。

如果我们所传讲过的东西有任何不符合圣经的地方,你们就有责任来告诉我们。它必须是来自圣经并贯穿圣经的。它必须跟其它的经文一致,是正确的。如果不是,那我们……我们就要说那是错的。如果从天上来的天使或其他任何东西,来传讲其它任何东西,但不是在这圣经里的,你们就不要听它。这是神的道,也单单是神的道。我们知道它是真的。
19

我们发现耶稣完全信任每一个相信他的信徒。因为他说:“我的羊听我的声音。他们不跟着生人。”昨晚我们发现,讲到神说他来的时候将是什么样,先知讲他将是神先知。“主你的神要兴起一位先知像我。”他们知道弥赛亚将是……弥赛亚的迹象将是先知。

20

不久前在这里跟一位拉比谈话,有个叫约翰·雷恩的人瞎了二十年,在福特维恩街上讨饭,他恢复了视力。

这位拉比打电话给我,说:“你靠着什么权柄开了约翰的眼睛?”
我说:“我从未打开过他的眼睛。”
他说:“哦,你是怎么做的呢?”
我说:“奉神的儿子主耶稣基督的名。”
他说:“神绝不可能有一个儿子。灵怎么可能有儿子呢?”
我说:“拉比,”我说:“我想问你一件事。你相信先知吗?要你相信先知不会困难吧?”
他说:“我肯定相信先知。”
我说:“以赛亚在9章6节说’有一婴孩为我们而生,有一子赐给我们’的时候,他说的是谁呢?”
“哦,”他说:“那是弥赛亚。”
我说:“弥赛亚跟神是什么关系?”
他说:“他就是神,是受膏者。”
我说:“告诉我哪一个地方耶稣没有显明出他是受膏的弥赛亚,是主你的神呢?”
21

他说:“哦,他是个贼。”

我说:“他怎么能是贼呢?”
他说:“他从玉米地里偷了玉米。”
我说:“拉比,你自己的律法说一个人可以经过一块玉米地,吃他想吃的;但他不能从一袋玉米中拿玉米。”他作为拉比,甚至不知道这个。他不能拿走任何玉米,但是……我说:“他没有偷。”你知道,那个拉比在那里站了一会儿。我说:“拉比,你不相信他就是那位吗?”
他说:“瞧,先生,如果我传讲那个,我就得去到街上讨饭了。”
我说:“我宁愿到街上讨饭,喝溪水,也不愿一天三餐吃鸡,名字用金子写在这座殿上,却知道自己是在错谬中。我宁愿说实话。”
他哭了起来,转过身,说:“我想以后再见你。”
我说:“你对我不诚实,拉比。”
22

他说:“我相信,如果圣殿的那些祭司们听从了他,我们今天就会好多了。”

我说:“那么你相信……怎么回事?”
他说:“我相信他是个好人。”
我说:“拉比,你相信他是个好人吗?”
他说:“我不但跟你一样相信他是个好人,我还相信他是个先知。”
我说:“那就是我想要你说的。那时,耶稣说他是神的儿子。那么,如果他是先知,就不能说谎。所以,你相信他是先知,是神的儿子;他显出了弥赛亚的迹象。”
他不想再跟我说话,就走进去了。
哦,弟兄!贪爱钱财会做何等的事!爱某个教会的形式会做何等的事!但是,神的爱对一颗愿意顺服神的旨意和道路的心又将做何等的事!
23

耶稣已经向他们证明了。他说:“我若不行我父的事,你们就不必信我。我若行了……你们纵然不信我,也当听从这些事。”

他们说:“他是个人,反将自己当作神。”
他说:“我若行了神的事,那你们对此又怎么说呢?”换句话说。
呐,我们发现,他在他们面前行了那些事,那些神迹奇事。他们许多人……外邦人没有看见他们,因为他们对这位要来的弥赛亚一无所知。但犹太人和撒玛利亚人看见了那个弥赛亚的迹象。当他们一看见的时候,他们说:“拉比,你是神的儿子,你是以色列的王。”
井边的妇人说:“我们知道弥赛亚来了,必做这些事。你一定是他的先知。”
耶稣说:“我就是他。”哦,除了他,从来没有人能那样说。决不可能有另一个,因为他是唯一的一位。是的。
24

呐,他们没看见它。当他们看见的时候,他们却取笑他,说他是藉着邪灵做那事的,是别西卜。换句话说,别西卜是一个灵;换句话说,是魔鬼的能力,他是个算命的。他们宣告他是个算命的,因为他能看出他们心里的意念,告诉他们:“你为什么在心里嘀咕呢?你在树下的时候我就看见你了。你的名字叫西门;你父亲的名字叫约拿。”

“哦,”他们说:“他是个算命的。”
耶稣说:“我赦免你们这么说,但有朝一日圣灵来了,说话干犯他就今生来世永不得赦免。”所以我们在这末后的今天所面对的是何等严肃的一件事情。
谈到末后,在罗得的日子所赐给他的迹象将在末世再出现,那个时候耶稣站在那里行出它来。他们说……谈到过去的日子,他谴责那些城,说出他们的不信和他们内心的刚硬。最后他开始对他们讲起了神。
25

神在所有的时代和所有的时候总是有神迹和奇事在他的百姓中间。没有任何时候或任何时代例外。我要任何历史学家跟我回到尼西亚大会,甚至历史上的前尼西亚大会,找出哪个时候,一直到路德、马丁、约翰·史密斯、慕迪、散基、加尔文、诺克斯、司布真……任何时候,每当他们有一个真正圣灵浇灌的复兴时,他们就有神的能力彰显在他们中间,藉着神迹奇事、说方言、明证、神的医治等等。没有一次例外。

每次他们开始一场复兴,就有人起来,紧跟着就建立起了一个组织,就死了,再也没有起来过。查考经文,查考历史,看看是不是每次他们把基督徒宗教组织起来后,就当场死了,再也没有起来过。起不来的。
要么是神要带领教会,要么是圣灵要带领它,要么是人要带领它。如果你选择人,只管去吧。神会把他的教会拽出来。火柱继续前进,教会要跟着它前进。
26

神在每一个教会,在各种不同的教会中都有单个的人。如果一个人是天主教徒,他依靠天主教会来得到救恩,那个人就失丧了。但如果他是天主教徒,依靠耶稣基督来得到救恩……你是因信得救的,是靠着神的恩典。不管他是浸信会的、五旬节派的,不管他是什么,是我们的信心,我们个人对我们救主耶稣基督受死、埋葬、复活的信心。

永远不要为组织画一道界线。我们相信所有的人都有权利成为基督徒。“凡愿意的,都可以来。”不管何种肤色、信条,不管他是谁,如果他是主耶稣基督的信徒,接受他作个人的救主,他就因信得救了。是神的恩典呼召了他。
27

呐,我们发现,历世历代神总是让神迹奇事与他的百姓同在,历世历代,在每一个时代。我们回到……当耶稣看到他们不愿相信他是弥赛亚时,他把他们指回到过去。他开始指回到从前的时代。他说:“我实在告诉你们,约拿……”在约拿的日子……

他们向他求一个神迹。他们说:“显一个神迹给我们看。”你瞧,不管有多少事发生了,他们就是看不见。今天也是一样。人们像那样互相坐在别人的旁边,一个能看见神的大能和荣耀,另一个却什么也看不见。像保罗,火柱,那是……他可以清楚地看见火柱,但站在他旁边的人却看不见。
博士看见了星。其他人却没有看见,它从天文台等等的东西上越了过去,因为他们没有期望它。你必须得期望某样东西。你上来必须要带着期盼,并受圣灵的带领。神就会将他自己启示给你。
我们发现他们说:“我们想从你那里求一个神迹。”
他说:“一个邪恶淫乱的世代求看神迹,除了约拿的神迹以外,再没有神迹给他们看。”
28

瞧,我可以在这里停一会儿,然后接下去。我们尽力不留你们太久。昨晚我超时了。这真是一件非同寻常的事:我今早只用二十分钟就讲完了一篇道。传道人们,那真的是很好。通常要花我大约三个小时才能讲完一篇道。但有的人用十五分钟所讲的比我用三个小时讲的都多。

我是个南方人。我迟钝,我脑子没法想得那么快。我必须等候主来告诉我,然后我再把它说出来。我从未进过任何学校或神学院,所以我必须等候主,当他说话时我才说,只是跟随他。但我相当肯定,只要我等候他,我就是对的。你稍微忍耐我一会儿吧。
29

所以,我们发现约拿的日子……许多人拿约拿开玩笑,说:“他是个约拿。”瞧,约拿不是坏人。约拿是个先知,他无法像那样避开神的旨意。一切都是根据神的旨意。他从未上错船。他上了正确的船。

你们曾读过约拿的历史吗?太棒了。你知道,我总是对他下到大鱼的肚腹里感到同情。他的手被绑住了,他的脚被绑住了,在暴风雨的海上,被抛了出去,大鱼把他吞了。当大鱼……鱼进食,当它进完食后,就下到海底,在海底休息。喂一下你的小金鱼,观察一下它们。它们会沉下去,把小肚子贴在缸底,它们吃饱了肚子后,要休息一下。
30

瞧,这条大鱼被这位先知填饱了,就下到了海底。他躺在那里,手被绑住了,脚被绑住了,在大鱼的呕吐物中,在它的肚子里,或许有一百二十英尺深,在海底,海面上是暴风雨。

躺在那里,他四处看,都是大鱼的肚子。他向前看,也是大鱼的肚子;向后看也是大鱼的肚子,周围到处都是。说到症状,约拿可真是够多的了,太糟糕了。
但你知道我喜欢约拿什么吗?他拒绝看任何的症状。他说:“我要再次仰望你的圣殿。这些事都是虚无的谎话。我仰望你的圣殿,因为所罗门奉献圣殿时,他祷告说:’任何时候你的民若陷在患难中,仰望这圣地,求你从天上垂听。’”
你知道,在那条大鱼的肚腹里,约拿仍然记得那个祷告是够用的。他说:“我再次仰望你的圣殿。”神让那条大鱼把他刚好带到神想要他去的地方。
如果约拿在那些环境下(这里还没有人糟糕到那种地步。肯定没有),在那些环境下能仰望一座人手所建造的殿,和一个必死之人(以后还背道了)的人的祷告,能相信神垂听他的祷告,神以这样的方式应允了这祷告,在这样的环境下拯救了他,今晚我们岂不更该不看我们的症状,而仰望神的宝座?高天至大者的儿子耶稣穿着他自己溅着血的衣服,坐在那里代求。
31

拒绝看你的疾病。拒绝看任何与这道相反的东西。要像年老的亚伯拉罕。他七十五岁,撒拉六十五岁,神告诉他说他要从撒拉得一个儿子;他相信了。二十五年都没有让他改变一点。他没有因不信而心里对神的应许起疑惑。

我能听见他在最初的三十天后说……从撒拉是个孩子或年轻女子的时候,是他同父异母的妹妹,他们就生活在一起,撒拉不能生育。他也不生育。他说……撒拉过了生育的年龄,过了更年期。撒拉六十五岁,他七十五岁。我想象过了这么多天后,他说:“亲爱的,你感觉如何?”
“没有两样。”
“赞美神!不管怎样我们都会得到的。到城里去。买包粉红色的衣物、尿布和一些别针。作好准备。不管怎样我们也会得到的。”所以他们认为他疯了。
只要你照神的道接受他,否认任何与此相反的东西,他们也会认为你疯了。
32

他知道神足能持守他所作的应许。我们应当是亚伯拉罕的子孙。如果我们有亚伯拉罕的信心,我们就是亚伯拉罕的子孙。除了神的道,其它的一切都是谎言。

仰望神所说的。我们仰望所看不见的。你要仰望你的肉眼所看不见的。无论如何,你不用你的眼睛来看。你只是用你的眼睛看;你却用你的心看见。你盯着它看,说:“我没看见。”你是指你不明白。你的看见就是你的明白,所以你是用心来明白。
33

约拿,在所有的那些境况中,神尊重了他的祷告。有一件事,就是:神真正的孩子,你没有办法让他不祷告。他们试图把它从约翰身上给烫出来。他们在油里炸了约翰二十四小时后,把他流放到了拔摩岛上。你不能将它从约翰身上炸出去。他们试图用一些狮子把它从但以理身上吓出去。但他们就是做不到。试图用火把它从希伯来少年身上烧出去。就是做不到。瞧,你不能把圣灵烧出去。他本身就是火。火与火争战。当一个人真的被神的灵(即圣灵)充满时,你不能将他烧出去,吓出去,赶出去。他会呆在那里。

34

呐,注意。我们总是认为约拿偏离了神的旨意。他没有。尼尼微是一座大城,满了罪恶,堕落了。差不多有圣路易斯的大小,是座大城。那里有成千上万的人陷入了罪恶中,开始敬拜偶像。呐,他们主要的偶像,他们主要的海神。打鱼是他们的职业,主要的海神就是鲸鱼。

当这条鲸鱼出现在渔夫中间,吐出舌头作为踏板,先知就从鲸鱼的嘴里走了出来,肯定的,他们就相信了。神把他的先知送到了他们面前。神知道如何做事。这听起来可能愚蠢,但那正是神做的。
35

呐,注意。绕了一大圈要说到要点了,注意。耶稣说……要领会这点,这就是了。要敞开你的心。耶稣说:“一个邪恶淫乱的世代求看神迹。”他不可能都告诉他们,因为他还没有死。但他说将要赐给他们一个神迹。这神迹就是:“约拿三日三夜在大鱼肚腹中,人子也要这样三日三夜在地里头。”换句话说,一个邪恶淫乱的世代要看到一个什么样的神迹呢?给了他们什么神迹呢?

呐,随你怎么谈论各种的神迹,但这是耶稣所说的神迹:一个邪恶淫乱的世代……这就是了。所多玛遍满了全地。怀疑、不信、各种主义,各种东西遍满了全地。那是一个邪恶淫乱的世代。但主说他们会得到一个复活的神迹。哈利路亚!什么?耶稣基督活在我们中间,行走在我们中间。他不是死的。“我所做的事,你们也要做。还有不多的时候,世人不再看见我,你们却看见我;因为我要与你们同在。”“我”是一个人称代词。“我要与你们(不是别的人)同在,也要……”
36

“我要同在……”与谁呢?信徒。“世人不再看见我,你们却看见我,因为我要与你们同在。”怎么同在?“在你们里面。”多久?直到使徒时代吗?“直到世界的末了。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万物的尽头。大先知以利亚要出现,是个恨恶女人的人,是个野人,带着一个信息,要把儿女们的心转向父亲们。

记住,他有一个双重的到来。记住《玛拉基书》4章。《玛拉基书》3章说到施洗约翰的到来,正如耶稣说到的;为什么先知说:“我的使者。”记住,《玛拉基书》,那是在《玛拉基书》4章到来,注意看这章的最后一节。我们知道那不是约翰,因为主说他要用火焚烧地球,义人必践踏恶人如灰尘。约翰来的时候这事从未发生过,但那位以利亚今天被再次预言了。
注意,第一个以利亚是要把父亲的心转向儿女,把旧约的正统信徒转向他要传讲的新信息。接着“并且(是个把这节连起来的连接词)把儿女的心转向父亲。”
约翰的信息在最后的时代(或者以利亚的信息,在教会里的圣灵)要把已经堕落离开五旬节父亲之人的心,把他们的心转回到五旬节原本的信息上,正如它开始时一样。立约的使者,这个时代的第七颗星,我们正生活在那个时代。
37

注意这个世代,邪恶淫乱的世代,会求看神迹,他们会得到的。一个什么样的神迹呢?复活的神迹。他不是死的,而是活的。我们的宗教不是历史;它是活的事实,是永生的神,是一个活的经历。约拿的日子怎样……

呐,耶稣继续讲,他给出了另外一个表达。他说:“当所罗门的日子……”回到了所罗门的日子。当神把一个礼物赐给了这地,如果人们接受了它,对他们来说,这就是一个黄金时代。如果他们拒绝了它,对他们来说,就是一个混乱。看看当耶稣是神给人们的信息时,他们弃绝了他,发生了什么。看看对那些弃绝他的人来说,发生了什么。
在所罗门的日子,所罗门是……所罗门的统治,任何传道人都知道那是以色列的一个黄金时代,最伟大的时代。他们建造了圣殿。他们不需要用战争来得到任何东西,他们中间有神的大能。哦,那个礼物太伟大了,以至周围的列国都惧怕他们。
听着,弟兄,我们今天所需要的……我们不需要防备原子弹的防空洞。我们需要的是圣灵的洗。列国就会惧怕。如果声称是基督徒的整个美国俯伏在神的大能下,这里就会有许多的事发生,以至各个国家都会怕得不敢发射原子弹了。是的。主才是我们的避难所,是我们的力量,是我们的挡牌,是我们的盾牌,是我们一切的一切。
38

呐,我们注意到主说:“在所罗门的日子,南方的女王从地极而来,要听所罗门的智慧话。”在所罗门的日子,所有的人都同心合意。他们都来聚集在一个恩赐周围。所罗门拥有一个恩赐。你们知道吗?所罗门拥有辨别的恩赐,他有一个……他可以辨别事情:表明这是从神来的。

瞧,所有的国家都来,进到圣殿里,听这个大人物所罗门的话,观看他的智慧,知道他只是一个人;他们知道那必定是从神来的。哦,每个人都在谈论它。每个以色列人都能挺起胸膛,说:“我们不是在事奉一位死的神。我们是在事奉一位活神。我们可以证明给你看。今晚来到聚会中,来看看它对不对。”阿们!我喜欢那个。那时,你就知道你是站在哪里了。下来看看它对不对。
“进到我们的国家,看看永生神能不能进入一个人里面,几乎使他成了一个超人。”阿们!那正是神对每个重生的基督徒所做的,超级男人,超级女人,超级小孩,抛弃罪恶和世界上的事,与神和好。超级的迹象,主说他将赐下一个超级的迹象。
39

注意,所有的人都聚集在它周围。今晚,如果整个美国,所有的美国人都能忘掉我们的宗派差异,我们都聚集在神赐给我们的恩赐(就是圣灵)周围,那该有多好?每个教会和每个人都聚集在那个周围,那将成为世界各地的话题。但是,哦,不,不。“如果那是我们的宗派,就没问题。但如果不属于我们的宗派,它跟我们不一致,不,那它就什么也不是。”哦,何等属肉体!难怪神不能为我们做任何事。当那些情形……神无法在上面建造任何东西。

注意,他决不会在我们的组织上建造。把这个从你的头脑里除掉。他要在那些从组织中出来,拥有一颗诚实的心并来接受耶稣基督的单个人上面建造。当论到组织时,所有的组织都是一路货色,因为都是组织。这没问题。完全没问题。但什么时候你放……
40

不久前有人告诉我,说:“伯兰罕弟兄,你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吗?这个一直赞助你的大组织正在谈论,你知道他们做了什么事吗?他们要驱逐你。他们再也不想跟你有任何关系。他们跟你划清了界线。再也没有人接待伯兰罕弟兄了。”

我说:“那我也划一条我的界线,我的界线要越过他们的界线,再把他们划进来。”事情就是那样的。就是这样。我把他们划进来,因为神的很多孩子在那里,是的。信息是给神的孩子的,不是给某个组织,而是给神的孩子的。他们把我划出去,我就扩张我的界线,再把他们划进来。就是这样。
所以我们必须彼此相爱,从我们身上除掉毒根。神就能藉着我们做工。若我们没有到那个地步,我们……我们就还是在打空气。真的。我们必须彼此相爱。耶稣说:“众人因此就认出你们是我的门徒了。”不管对错,总要相爱。
41

呐,我们发现,在所罗门的日子,每个人都同心合意。每个经过的人……他们那时没有电视,感谢主,但他们有……但他们有……他们……他们能得到消息的唯一方式就是口传耳听。每个经过的人都会进去,看到了这些大聚会,然后下去告诉他们的国人。

你知道,耶稣说:“南方的女王(就是在示巴)从地极而来。”那是当时所知的世界的地极。呐,如果你注意,到那里的距离很长,要穿越撒哈拉沙漠。
人们来来去去,他们的交通工具就是骆驼商队,人们进来……不久,商队经过了她的国家,这个女王在那里……她或许是个异教徒,不信神的人。
42

从巴勒斯坦附近经过的每一个人,他们总是说:“哦,你真该看看在巴勒斯坦所发生的事。他们的神是一位活神。他在那里膏抹了一个人,他们甚至立他作王。辨别的智慧,你从来没有见过这种事。那不可能是一个人在做那些事。我们看见了这人;我们跟他握手。他是一个人;他穿衣服。他只是一个人。但神选择了他,他行了那些属于超人的事。所以我们知道它必定是从神来的。他将一切的荣耀都归给耶和华他们的神。你真应该去看看。”

哦,你知道,信心是从听道来的,听神的事。瞧,女王的心开始跳动。“你知道,我想要去看看那件事。我……”你知道,你听到见证就会这样。呐,倘若她仰起涂脂抹粉的脸蛋,说:“哼,如果有那样的事发生,就应该是发生在我的教会里。不会在那里的。”那会怎么样呢?好的。故事就永远不会写下来了。耶稣就永远不会提到她的。她就会是一个现代的耶洗别。
43

我们发现这个小女士开始饥渴。信心抓牢了,她开始渴求神。耶稣说:“饥渴慕义的人有福了!”甚至只是饥渴,你都是有福的,只是饥渴,不管你得没得到,只是饥渴。

你说:“瞧,我什么也没得到。”不管怎样你还是有福的。不管怎样你是在饥渴它。“饥渴慕义的人有福了!”但主并没有让你只到这一步就完了。他说:“因为他们必得饱足。”这太让我高兴了。“他们必得饱足。”
当深渊向深渊呼唤时,就必会有一个深渊响应那个呼唤。在有一个被造物之前,必定有一个造物主来创造那个被造物。一定是这样的。对神饥渴。
44

接着我们发现女王变得坐立不安。通常会怎么样?她有几个神。她有一个教会,牧师,或许在某个地方还有一个异教祭司。但现在真正要做的是……她有一个想法,想要去看看是不是真的。我喜欢那样。我敬佩那个女王的心。神祝福她的心!我必在复活中见到她。她想要看看那是不是真的。

她比这附近和这个国家其它地方的许多人都更有胆量。当他们听说了一些像那样的事时,“噢,胡说!”瞧?但她想要去看看。于是她说:“我相信我要去看看。”要想上去,她说:“接下去我所要做的是,我必须得到我教会的许可,”就像一个好的教会成员通常所做的。
于是他们去到她的异教祭司那里,她说:“先生,圣父,”不管叫他什么……“我告诉你,我听到有消息说有一场复兴发生在巴勒斯坦。”
“哦,从我还是个孩子开始,我就听见过了这样的胡说八道。”
45

你知道,魔鬼取去他的人,但从不取去他的灵。他仍然活着。神取去他的人,但也从不取去他的灵。为此而感谢神!这些灵会藉着肉身的帐棚继续争战,直到末时。

46

“哦,我听说过了那些事。你不要相信那个。让我告诉你一件事,我的女儿。你必须记住,你是大有声望的。你是……你是我们教会的发起人。你妈妈属于这个教会。你祖母属于它。我们都来这里。你的曾曾祖母也来这里。你不想别人看到你跟这么一群圣滚……在一起,你知道,类似那样的人。你不能到那种人当中去。人家发现你跟这种人在一起会认为这是一种耻辱的。”

但你知道,当神开始对付一个人的心时,不管他们多么伟大,神会让他们看到自己能变得多渺小。你看到吗?她说:“但是,先生,你知道我……在我里面有东西……我想要去看一看。”
“好,我不会许可你的。我要说得强硬一些。我知道你是女王,但我是祭司。你会给你爸爸妈妈和这个圣殿带来羞耻,如果人家发现你跟那种人在一起的话。看看他们是什么样的人。他们是叛教者。他们什么也不是。你不能去跟那样的一群人混在一起。如果有像永生神这样的东西……看看我们这里所拥有的这些神。”
那就是今天的问题:有太多的神。
47

于是他们说……她说:“瞧,让我来告诉你一些事。你说我祖母来这里,我爷爷来这里,我妈妈来这里。我也来这里,我一生都在听你讲的这些信条。他们也都听了一辈子。但我们从未看见这些神有任何一个能发出一点声响或别的什么。它们是死的。但他们告诉我在那里有一位活神。那正是我所想要寻找的。”

“如果你的信条是对的,”她可能会说:“为什么我们看不到你所谈论的神有什么事发生呢?你说它是活着,还是它死了呢?它发生了什么事?我们从未看见过它。祖母从未看见过它,她妈妈从未看见过它,她妈妈从未看见过它。它什么时候成为过神呢?”我喜欢那个。实打实的,“它什么时候成为过神呢?”
瞧,她可能……他可能这么说:“我的女儿,你会陷入错误里,你会陷入错误的深渊的。你会陷入狂热中。”
但她说:“先生,我要你知道这点。我不在乎代价是什么,你说什么,无论如何我要去。”我喜欢那个。难怪耶稣说在复活的时候她要定这个世代的罪。“无论如何我都要去。”
“我们要将你从教会中开除。不要再回这里来。”
“如果那是对的,不用担心,我无论如何都不会回来的。我无论如何都不会回来的。我要先去看看它对不对。”
48

我现在能看见她。她仔细想过了。她有许多东西要拦阻她。任何来到基督面前的人,不用担心,魔鬼会给你许多东西来拦阻你的。它不想要你到那里去。你要经过一些障碍才能到达那里。首先你知道,我能想象她回到宫殿里。她坐下来,查考它。

我能听见她说:“我读过了我能找到的所有关于他们那位远古的神的经卷,以色列的那位神,他们所谈论的耶和华。我们的图书馆里有他们的经卷,祭司用它们来批评他。但如果那位耶和华在对一个人那样做,那就说明耶和华是一个活的灵,住在一个活人的里面。他对活人感兴趣。他不是某个偶像或大理石雕像。他是一个活人。所以,我们要去。我要上去见他。”
她这样说:“首先我要做的事,我要先上去得出我自己对这事的看法。我不想接受别人的话,因为他们在批评:一个这样说,一个那样说。让我去亲自看看。”我喜欢那样,我喜欢那样。
“让我去亲自看看它对不对。让我审查它一下。我要……我要把它跟我所读的经卷比较一下。如果在那个人身上的灵跟这里的经卷相符合,我就会说耶和华与他同在,他是一位真神。但如果只是……耶和华说一件事,却没有成就,这些事就不对,他们就还不如我们这里的偶像。所以我要上去亲自看看。”
49

她说:“等一下。我一直以来都是这里十一奉献的大户。所以……”(呐,我不是为传道人等等做宣传。)但她说:“如果是那样的,如果是那样的,我要支持它。我要带一些黄金、乳香和银子去。如果那是对的,它就值得支持。如果那不对,我就把钱再带回来。”

她真应该找个时间来给美国人讲一讲:支持那些取笑你、称你是圣滚轮的东西;你竟然还支持它。是的。就是这样。
她说:“我要亲自看看。如果那是对的,它就值得我尽一切所能地来支持它。”
那是真的。它值得。不只是你十分之一的钱财,它值得你整个的生命。对你来说,它值得你属世的一切,如果那是对的话。它是贵价的珠子。
如果神仍然活着,如果耶稣基督今天是永生神的儿子,今晚活着,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那他就值得我们每一点时间和才干,以及我们的一切。我们应该变卖一切,对一切说再见,而来事奉他。如果他不对,那就让我们去加入某个组织算了,找一个人多的地方,过个稍微正派一点的生活就行了。但如果那是对的,就让我们,就让我们跟随他。那就是她所想的。
50

于是她用骆驼载满了黄金和乳香。接着意念来了。你知道,那些日子,以实玛利的子孙在沙漠里,他们是强盗。他们也是沙漠中行动迅速的人,是马骑得相当快的人,是杀人犯。她有……她有很长的路要走。她带着她的使女和太监等少数人出发了,要穿越撒哈拉沙漠。

弟兄,我尊重那个女人。她没有……你知道这件事情的意义就在于:如果神真的对你的心说话了,你就不会理会惧怕了。如果神对你的心说话了,告诉你他今晚要医治你,你就不在乎医生说你有什么病了。它就除去了……它就除掉了一切的惧怕。
她不在乎。她要上去看那是不是对的。于是她开始穿越撒哈拉沙漠。看看那个女人……她或许得晚上起程。撒哈拉沙漠上的垂直阳光……记住,她……需要她……
51

你知道骑骆驼穿过那里需要多久吗?九十天,三个月。她穿过那个沙漠,不是坐有空调的卡迪拉克或有空调的大客车;就像这些住在美国这里的人,他们甚至都不愿从街对面走过来看一看。但她穿过了沙漠,骑骆驼走了九十天,有各种各样的危险。她并不期待得到什么,只是她的心在跳动,要看看那真的是一位活着的神不是。她认定了。难怪她要在这个世代复活,定这个世代的罪。

她从地极而来,在最不利于她的恶劣条件下,来看那是不是真理。
现今不是来看,他们会进到教会里,或许坐下来。“我会坐一会儿,(某个好邻居请他们来。)我会坐下。他要是说什么我不喜欢的话,我马上就起身走人。”
哦,你这个可怜的伪君子。哦,是的。我不是有意要伤害你,但我……烫你一下总比你最后被焚烧强。所以那是……那是真的。我不是有意要伤害你。我不是有意要那样做。我太爱你们了。但我想要向你们指明一点。明白吗?哦。那样的生活太可怜了。我憎恨那样生活。
52

她来了,穿过了沙漠。她有各种的困难。她走了九十天,或许得晚上起程,因为太热了,不能白天起程。有各种的强盗;她带着那些钱等等。她唯一做的就是一个动机:就是要去看看到底有没有一位活着的神,到底是不是一位活的神。

为什么今天的人们不再这么诚实了呢?为什么他们不看一看?我们都在谈论的这位耶稣,跟他有关的信条,各种的信条等等,让我们……他是活的吗?他在哪里?他发生了什么事?圣经说:“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我所做的事,你们也要做。”它在哪里?当他来到城里时,人们取笑他,嘲笑他。报纸相关的报导全都是负面的。哦,弟兄,难怪我们的掩体上面都悬挂着一颗炸弹,是的。但不是给教会的,记住,她将要离去。在一霎时,眨眼之前,她就要被改变,被提上去。
她穿越了沙漠而来。最后她到达了圣殿门口。她来决不只是要坐一会儿,说:“我现在要看看。我要进去。如果他讲的道跟我的牧师不一样,我就收拾行李回家。”瞧?不。她来留下,直到她信服了。她搭了一个帐篷,就呆在那院子里。我喜欢那样。
“我要呆到复兴的结束。我要查考所有的经文,看看它对不对。我不会只凭着第一印象就给自己下结论,我要进去看一看。我知道耶和华应当是什么。我知道他的应许是什么。我知道他是能辨别人心思意念的神。我知道所有这些事;神的道比我两刃的剑更活泼、更有功效、更快,甚至骨节与骨髓都能刺入、剖开,是辨别者。”
53

道,道就是神。“太初有道,道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他是神,是道,道,基督在你里面,连心中的思念和主意都能辨明。哦,沉睡的教会,起来吧!传道人,摇一摇自己。现在是时候了。逃离这些巴别塔,奔向十字架。有朝一日它必将倒塌。“凡栽种的物,若不是我天父栽种的,必要拔出来。我要把我的教会建造在这磐石上,阴间的门不能胜过他。”[太15:13;16:18]我真是太高兴了!

一个属灵的启示,整个教会都是建造在启示上,建在这块磐石上。新教说他把教会建造在基督之上。天主教说:“建造在彼得身上。”两个都错了。他把教会建造在彼得所拥有的耶稣是谁的启示上。最大的启示一直都是耶稣基督是谁。《启示录》,就是耶稣基督的启示,带着这个启示打开,要显明耶稣基督至高的神性。“我是昔在、今在、以后永在的全能者,”所有启示中的第一个。是的,启示,“我要把我的教会建造在这磐石上。我不在乎有多少逼迫,不管他们划多少界线把你排除在外,我要建造我的教会,阴间的门会反对他,却不能胜过他。”是的。表明阴间所有的门都要反对他,但却胜不过他。“我要建造我的教会,”圣灵运行,做工,复活的基督在运行。谁能阻止这个?试试看。你永远做不到。它将继续前进,前进,前进。随你兴起所有的批评者,每次你这样做,只会加给教会力量:继续前进。
54

于是她出发了,骑上骆驼,把钱放在小包里;我想象她在外面搭起了帐篷。是第一次去参加聚会,次日早上她进去了。我想象他们让所有的号角吹响,铃响了,赞美诗唱了,不久所罗门牧师走到了讲台上。

哦,他们那里有很多人,或许那天发了许多祷告卡,就我所知。他们有一些方法。不管怎样她找到了座位,坐在教会后面。没有人认识她。那天早上院子很大。所罗门走出来,是非常好的人,对众人说话非常和蔼。他们祷告等等之后,所罗门坐下。当他们做了……[原注:磁带空白。]哦!
他们发现在所罗门里面有某种能力,那不可能是人的力量。那是神的能力。留意它。下一件还是一样,再下一件又是一样,再下一件还是一样,每一件都绝无错谬。我敢说她的心开始跳动。她说:“如果这事继续发生,我也得去拿张祷告卡了。”
55

第二天早上她又参加了。她不着急,不匆忙。她想要审查一下。她回到家,或许整个晚上都在读经卷。“那绝对是耶和华。那就是他。好的。经过……在我的教会中一辈子都没见过这样的事情。我从来没见过这样的事情。”她又回去坐下。

第二天早上他们进来:第一件,完全被辨明了,第二件,又完全被辨明了,第三件,完全被辨明了。她的心开始跳得更快了。最后,她找到了一种方法进到了祷告队列中。
56

不久她站在了所罗门面前。圣经说没有任何事能瞒得了所罗门。哈利路亚!所罗门回答了她所有的问题。没有任何事能隐藏得了。哪怕它能瞒得了别的人,却瞒不了他。所罗门原原本本地把她心里的想法告诉了她。没有任何东西能瞒得了所罗门,所罗门把所有的事都告诉了她。所罗门辨别人心的灵准确地辨别出了她所有的问题,以及一切有关的事。她怎么说的?

她转过身,说:“我所听见的都是真的,甚至比我听见的还伟大。”她说比那个更伟大。“每天跟你在一起观看这事工的人有福了。那些与你一同来往,坐在这个教会中,与你同属这里,天天看见这些事发生的人是有福的。”
不但如此,她成了一个基督徒,对神做出了公开的承认。几百年后,耶稣基督说:“在审判的时候,她要起来定这个世代的罪。因为她从地极而来,要听所罗门的智慧话,看哪,在这里有一人比所罗门更大!”
57

今晚我要说:在这里有一人比所罗门更大。主耶稣基督在这里,比所罗门更大,更大,这位神应许说:“我所做的事,你们也要做。”

晚上时分必有光,你必会找到那通往荣耀的路。
晚上的光正在照耀。
记住,弟兄,太阳在东方升起,在西方落下。在东方升起的同一个太阳也在西方落下。我们知道这个。从地理上来说,它像这样绕过地球。注意发生了什么。先知说:“那日,既不叫白天,也不叫黑夜。”那将是阴沉、下雨、有雾的日子,只有足够的光够你看到要如何加入教会,把名字记在册子上,祈求基督的赦免。但到了晚上必有光明。
58

记住,文明随太阳前进。最古老的文明是东方文明。中国是我们所知道的最古老的文明。是的。文明随着太阳前进。现在,到了这样的程度,东方与西海岸相遇了。我们是在西海岸。如果我们往前走,就又回到了东方。当你离开加利福尼亚,就去到了日本和中国。你又回去了。

是怎么回事?到了晚上必有光明。我们已经有了一个日子,两千年来我们已经组织起来,加入教会,建造大东西,高大的尖塔。那很好,但基督从未命定那些事。他从未说建教堂,或办神学院。他从未命定这些事。他说:“传福音。”然而我们做的正是他说不要去做的事。但不管怎样,事情必须要是那样。但到了晚上才有光明。
它将带来什么样的光?如果那是最初照在东方人身上的阳光,也就是神的儿子,他在阿拉法那天所做的事,他在俄梅戛也要做同样的事。正如流便和碧玉……便雅悯或红宝石……便雅悯和流便,第一个和最后一个。他是所有教会时代的彩虹。
59

现在我们是在晚上时分了。晚上的光已经来到。当然。基督徒们,我真诚地这样说。罪人,我带着极大的真诚这样说。我不认为自己是一个传道人。我没受过教育。但神赐给我另一个方法,让我能为神赢得众人,瞧?给我另一个方法来弥补我的无知,给我一个方法来为病人祷告,一个辨别人心的灵。在休斯顿,这事受到了质疑,那天晚上神让他的照片被拍了下来,当时贝斯特他们在场。

60

那个女王说了什么?什么使得她有那种举止?她看见了一件真实的事。她看见了一件她能实实在在摸到的事,不是放在那里的雕像,由某个人用大理石或木头砍出来的或用泥土做出来的。她看见了一件她能亲手摸到的事,是一件真实的事。她看见一样活的东西,能带来生命的东西。她知道那必定是神。她看见了一件事。她看到过太多假冒的东西,太多的假货,以至她想看到一件真实的事。神让她看见了。

61

呐,小子们,今天世界上充满了假货。“来加入我们的宗派。背诵我们的信条。来我们的教会,城里最大的教会。”那是假货。我不是说他们那里不是基督徒。那不是……但如果说只有靠着教会或靠着组织才能做到这一点,那就错了。那纯粹是个仿造的假货。今天世人想要看的是真实的事:真实的,真实的事,圣经的真实,属神的真实。

你们都知道我打猎,我打了一辈子猎。我妈妈是半个切诺基印第安人,我悔改信主并没有把这点从我身上除掉。如果有什么东西是我所爱的,就是那些森林。哦,我简直忍不住……我一进那些树林,就开始了。我在树林中看到了神。我在郊狼和狼的呼叫声中,在鹿的嘶鸣声中能看到神。肯定的。我在鹰的呼啸声中能听到他,在日落中看见他。到处你都能看到神。进入大自然中。远离这些发臭的城市等等,在那里总是有太多的罪恶的事情在发生。
那天我在报纸上读到,我忘了……在芝加哥城,每个星期发生有三万例的堕胎记录。有多少没有被记录的呢?三万例堕胎,天哪!会有什么事要临到我们呢,弟兄?想想这个世界,此时什么正在发生,罪恶。哦,这太可怕了!
62

在北方的树林中,我常在那里打猎,我跟一个叫伯特·考尔的人去那里打猎,一个非常好的男孩,是我见过的最好的猎人之一。你从来不需要为他担心。你不必……他从来不会迷路的。他知道他在哪里。我们喜欢一起打猎,因为我们一直都在打白尾鹿。

但他也是我一生所见过的最残忍的人。他是我所见过的最狠心的人。他是另一种的混血儿,但他是个很出色的猎人。我曾经跟他一起打猎,但他太残忍了,太冷酷了。他曾经打小鹿,只是想让我心里不舒服。
呐,如果法律说你可以打小鹿,那就没问题。亚伯拉罕杀了一头牛犊给神吃。所以如果法律说杀小鹿没问题,那就没问题。但要是射杀它们只是为了取乐,那就是不对的。那是谋杀。我不认为可以那么做。我是个自然资源保护者,做了几年的自然资源保护官。我仍然这么相信,我属于很多的自然资源组织。但是,我相信它。我相信,我相信要保护资源。
63

呐,伯特那样做,就因为我是个传道人。他只是想让我心里不舒服。他说:“噢,你这个胆小的传道人,”像那样的话。他以为他是个粗犷的男子汉。

所以,有一年我上到那里,他给自己做了一个小哨子。他可以吹得像是一只小鹿。那是一只幼鹿在呼叫妈妈。他要吹这个哨子。如果你曾听过小鹿的哭声,那是一种古怪的响声。
我说:“伯特,你不会用这个吧?”
他说:“噢,比利,你又来了。管好你自己吧。”
瞧,那天我们去打猎,大约有六英寸厚的雪,很适合追踪猎物,是打猎季节的后期了。呐,要找到那些白尾鹿很不容易。一旦第一枪打响了,弟兄,你们说霍迪尼是个脱身术的大师,但跟它们比起来,他只是个业余的。它们逃得可快了,再也不出来了。你必须让它们从那些灌木中出来,以某种方式将它们赶出来,因为它们会躲藏,躺下去,在灌木丛下面爬,等等,逃走。因为有许多的猎人。
那是为什么你必须在猎季一开始就去,尽一切所能赶紧打,才能打到鹿。伯特和我一向都打得不错。但他想要谋杀它们。他会找准机会打两、三、四、五只,只是为了取乐,就是取笑。然后取笑我。
64

一天上到那里,我们回到了树林中,大约到了吃午饭的时候。我们总是带一罐热巧克力,如果你在某个地方转向了,不得不呆过夜,它可以让你暖和一些。我们总是带上一点午餐。我们打猎是沿着总统山脉,华盛顿山,亚当斯山,翻过樱桃山等等,那是个美丽的地区。我们往上进入考尔山凹,朝那个方向往上走。我们一直去到了很高处,打到了大约十一点钟。

我们到了一个约有这个礼堂大小的空地,伯特像这样蹲下来,开始把手伸进怀里。我想:“好,我们要坐下来吃午饭了。”我们通常是分开,一个走一边,一个走另一边,再回来;从山顶上一直打猎下来,一个从山这边下来,一个从山那边下来,往回走。于是他坐下来,我也开始坐下。
65

我看见他伸手到口袋里掏。他拿出了那个小哨子。我想……我说:“伯特,你不会那样做的。”他笑了起来。在我看来,他的眼睛就像蜥蜴的眼睛,眼睛像蜥蜴一样是朝外长的。他抬头看着我,半咧着嘴巴笑,看上去就像一只杀羊的狗。他把小哨子放进嘴里,吹起来就像是一只幼鹿在哭。他吹的时候,令我吃惊的是,就在那空旷地的对面,一只大母鹿站了出来。

母鹿就是做了母亲的鹿,如果你不知道的话。哦,她是一只美丽的动物,大而美丽的耳朵,那双棕色的大眼睛闪烁着,我看着她。伯特用那双蜥蜴眼望着我。我说:“伯特,你不会干这种事吧?!”真是奇怪。白天那个时候母鹿是不会那样站起来的。它们会呆在……
但是怎么回事?她是一个母亲。幼鹿在哭。我又注视着她。我看见她昂着那个大脑袋四处在看,翘起了大耳朵。伯特又吹哨子,好像一只幼鹿在哭。母鹿走了出来,进入了空地。哦,那是很不寻常的。它们不会那样做的。我看见母鹿从那里走了出来,进了空旷地。
66

我想:“哦,哦。”我看见伯特拉开枪栓,把子弹装进那把点30-06的枪膛。哦,他是个神枪手。他端平瞄准镜,把准星对准了母鹿的心脏。我想:“哦,天哪!他怎能那样做呢?他怎能那样做呢?那宝贵的母亲站在那里寻找她的孩子,从现在起一秒钟,伯特就会扣动板机,那颗一百八十格令的蘑菇弹,会把母鹿宝贵的心脏整个炸穿出去。”我想:“伯特,你怎么能那样做呢?他怎能那么残忍呢?”我看见他那双蜥蜴般的眼睛贴近了瞄准镜。我想:“好了。”我无法看下去,我实在看不下去。

母鹿站在那里继续走着。出了什么问题?她不是一个伪君子。她不是想要扮演。她是个母亲。她与生俱来就是一个母亲。她正在寻找她的孩子。哦。她正在注视那个孩子。
过了不久,枪管伸出了树丛,鹿看到了。通常它们就会跳开,飞快地跑掉。哦,一下子就会跑掉的。但她没有跑。她看见了猎人。她瞪着他看,就像我们说的。她看见了猎人,但她的嘴动了两三下,昂起头。她肯定能嗅到我们站在那里。她看着。
但怎么回事?她的孩子在某个地方遇到麻烦了:母亲的直觉。她知道那是死亡。她知道她就要死了,但她不在乎。在她里面有某样东西,母亲的爱,驱使她要到那个孩子那里去。“它在哪里?我的孩子在哪里?它出麻烦了。”
67

我再也无法看下去了。我真是无法看了。我想:“那位宝贵母亲忠诚的心。伯特,你怎么能那样做呢?你真残忍,你做那样的事真是邪恶。”我看见他那样举起枪来,我转过了身去。

我在心里祷告。我说:“天父啊,不要让他那样做。他怎能忍心看见那位想要找到自己孩子的宝贵母亲站在那里,却像那样欺骗她,打穿她那颗宝贵、忠诚的母亲的心呢?”我说:“主啊,他怎能那样做呢?”
我等候着。枪没有响。我又等了一会儿。枪还是没有响。我想:“出什么问题了?”我回头看,枪管像这样在动着。我打量着。
他抬起眼来,大颗的泪珠从他眼里流出来。他把枪扔到了一边。他说:“比利,我受够了。领我归向你所认识的那位耶稣吧。”
就在那雪堆上,我领那个狠心的猎人归向了主耶稣基督(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他看见了真实的事。他看见了一个没有假装的东西。他看见了一个原本的,与生俱来的经历,一个母亲。
你不想成为那样的基督徒吗?你不想让神使你成为一个基督徒,像那位母亲,那个母鹿一样的基督徒吗?让我们低头一会儿,求神来做这事。
68

我们的天父,一个简单的小故事……南方的女王藉着神的恩赐看见了真实的事。在新英格兰的那些教会,他们除了教会等等已经一无所有了。那个猎人……主啊,你知道他,现在他是一个宝贵的弟兄,教会的一个执事。但他以前从未看见真实的事。

主啊,你说如果他们闭口不说,这些石头必要呼叫起来。有东西要呼叫出来,“有一位活神。”那个人第一次看见了真实的事,他就知道有一位活的神。你用一只鹿来行了神迹,把一个狠心的罪人带给了你,因为一只母鹿展示了母性的真实。
神啊,今晚使这里的每个男人、女人像那样成为基督徒,能在他们的心里展示出这样的一种爱,让他们成为一个这样的基督徒,活出这样一种脱离世界的、毫无瑕疵的生命,以至他们的邻居能认出他们是真正的基督徒,想要像他们一样。
69

你在你的福音中说:“你们是世上的盐。盐若失了味……”主啊,这事正发生在我们宗派身上。他们失去了味。他们划分界线,不让任何人出来或进去。父啊,我今晚祈求。我们知道盐若接触了就有味道。神啊,我祈求这个小教会和这些人满了神爱的咸味,直到他们以这样的生命尽他们所能地接触每个罪人,若他们不能传一篇道,就让他们活出一篇道,展示出神的爱,正如那只母鹿对她孩子所做的。

他们正在等候,父啊,接受他们进你的国度。愿他们今晚……那些举手的人,愿他们今晚成为你的仆人。愿你在下面的几分钟里向他们显明你是活的,不是死的。你一直活到永永远远。
你说:“我曾死过,现在又活了,直活到永永远远。因为我活着,你们也要活着。那听我话、又信差我来者的,就有永生,不至于定罪,是已经出死入生了。”父啊,我祈求你今晚从他们这些人中造出信徒来。如果这里还有人是不信的,愿他们来相信。
70

现在聚会在你的手中了,主啊。我或其他任何人都只能走到这一步了。但当我们今晚离开这里时,我祈求当他们离开这礼堂时,愿他们像从以马忤斯来的那些门徒一样说:“我们的心岂不是火热的吗?”你整天与他们同行,然而他们却不认识你。但当你让他们进了房间,然后你做了一件你在钉十字架前所做的事,他们便知道你已经从死里复活了。

主啊,求你今晚再下来。我们今晚将自己关在这个旅馆里,在这个退伍军人的建筑里。求你今晚来做一件事。显明你是弥赛亚的迹象,因为你就是弥赛亚的迹象,这也是一个邪恶淫乱的世代;你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这就像在罗得的日子一样,你背对着帐棚坐着,说:“撒拉为什么在帐棚里暗笑?”告诉亚伯拉罕他妻子叫撒拉。你应许了你要做这事,主啊。求你应允。
当我们今晚离开这里时,我们要回到各自的家中,说:“一路上,他和我们说话的时候,我们的心岂不是火热的吗?”因为我们奉他的名,就是奉耶稣基督的名祈求,为了他的荣耀。阿们!
71

我现在要为病人祷告。(对不起,保罗。)我要为病人祷告。我没受过教育。我没有能力。我是你的弟兄。我希望你们能明白这点。我被你的救主,也是我的救主,你的神,也是我的神,差遣到你们这里来。

一次,牧羊人大卫正在牧放他父亲的群羊。我想要顶替大卫的位置。仔细听着。我今晚想要顶替大卫的位置。我正在牧放我天父的群羊。一天,熊进来叼走了一只羊。大卫不是枪兵,也不是剑客。他唯一所拥有的就是一个小甩石器。但他心里拥有神的恩典。狮子进来叼走了一只羊。他出去追赶狮子,抓住它,杀了它,把羊领回来。
我没有任何药物。我不是医生。我不可能是一个外科医生。我都不知道如何拿手术刀。我对它一无所知。但有一件事我知道,那就是祷告的小甩石器。它简单。但一天癌症来了,叼了我天父的一只羊。我就追赶它。我把羊领回来。信心的祈祷救了他。
我今晚带着祷告的甩石器来追赶你。我要把天父的羊领回来。现在当我们叫祷告队列时,请你们为我祷告。
你们这里所有的大卫,请帮助我。天父的羊被一个敌人抓住了。让我们今晚再把他带回到健康中。天父告诉我们,我们可以这样做;我们若奉他的名无论求什么,他必成就。“对这座山说:’挪开,’不疑惑,就必给你成了。”
72

我们上次叫到那些祷告卡了?我们叫了什么?哼?昨晚我们从1号卡叫的,是吗?[原注:伯兰罕弟兄对某个人说话。]什么?你要多发一些吗?是什么?B卡吗?祷告卡B。昨晚我们叫了多少?18,是18吗?不需要很多。那些在外面没有祷告卡的,完全没有关系。要全心相信。

昨晚你看见了;听众中的人比上到讲台的人还多。让我们现在来叫出几张卡。让我们开始,我们说从……昨晚我们叫了多少?15还是18?我们今晚从85号开始,85号祷告卡。谁有85号?瞧?B85号祷告卡。[原注:有人对伯兰罕说话。]在哪里?哦,对不起。85号,过来这边,先生,不管你是谁。86号,快点举手好吗?87号,过来这里。87号呢?谁有87号?这里的这位女士,你有87号吗?过来这里,女士。88号?89号?我没看到89号。请你举手好吗?看看轮椅上的人,看看他们在哪里。89号呢?可能……瞧。你看了那张卡吗?89号?谁有89号祷告卡?85号,86号,87号,88号,89号?
73

呐,不要拿祷告卡,除非你打算上讲台来。瞧,当我从某个地方叫起的时候,就没有人答应了。那就让想上来的其他人拿到祷告卡。89号,90号呢?谁有90号祷告卡?好的。91号?好的。92号,93号,94号?我没看到。看……

这边的某个人,坐在轮椅上的这两个妇人,她们上不来。如果她们的卡被叫到了,我们会扶她们上到这里来。明白吗?91、2、3、4、5,85到95,祷告卡B95到100。你能上来吗?90号?80……85到100号,那些持有这些卡的人。你们其他的人只要留着你们的卡片。我们要……我们要一个接一个地去到他们那里。85、86、87、88、89、90,91、92、93、94、95、96、97、98、99,100。
当他们给这几个人排队的时候,我们从这里开始。也许只能给他们中的一两个祷告,我不知道。这取决于圣灵怎么说。
74

听众中有多少人是没有祷告卡的,然而你生病了,想要神来医治你的?请举手。好的。呐,我不认识你。但只要你瞧这边并且相信。有多少人从未参加过我的任何聚会?让我们看看你的手。主祝福你们。我们很高兴今晚你们能来。

记住,我没有宣称我是一个医治者。我相信只有一位医治者,那就是神。我相信他已经为你做了他所能做到的一切。接下来是你接受他为你所做的时候了。
但如果他今晚站在这里,穿着这身西装,他为你所做的也不会比他现在要做的多。对吗?在圣经中……多少人相信耶稣是一位大祭司?多少人知道圣经说他现在是大祭司,站在高天至大者的右边为我们代求?对吗?
75

多少人知道《希伯来书》13:8说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瞧,如果他是跟昨日一样的大祭司,这位坐在高天的大祭司……他现在是坐在高天的大祭司,能被我们的软弱所触摸。多少人知道圣经是这样说的,说他能被触摸?

呐,如果他坐在高天,你如何能触摸到他呢?需要跟从前触摸耶稣的那个妇人所做的同样方式。不是用她的手指触摸到了耶稣的衣服。耶稣没有感觉那个;而是她的信心。许多人用这种方式触摸耶稣;但他说:“你的信心救了你。”妇人触摸到了他,他转过身,不知道是谁摸的。对吗?他四处观看,他说:“谁摸我了?”
彼得真是对他生气了,说:“哦,主啊。”责备他,换句话说,他说:“你在说什么啊?为什么你说那样的话呢?每个人都在拍你的背。”
他说:“是的,但这是个不一样的触摸。我觉得虚弱了。”能力(也就是力量)离开了他。
他四下观看着听众,他在外面那里找到了一个小妇人,说出她得了血漏,她的信心救了她。对吗?他从没有说是他做的。他说是妇人对他的信心做的。
76

瞧,如果他今晚是同样的大祭司,跟他在地上的时候一样;他……圣经说他是大祭司,能被我们的软弱触摸。如果你触摸他,他岂不也要像当时一样做同样的事吗?他不可能作别的事,却还是同样的大祭司。多少人知道那是真的?

好的。那你就凭着信心仰望,说:“主耶稣,你是我的大祭司。让我用我的软弱来触摸你,主啊。求你怜悯我。让伯兰罕弟兄现在叫出来。我知道他只是一个人。但你仍是大祭司,现在我要来触摸你。你藉着他说话,叫出我来,就像你对那个妇人所做的。
那会从你心中除掉所有的疑惑,对吗?哦,这岂不奇妙?不是某个古代、历史的神,而是现在的神。多少人知道耶稣基督自己说他凭着自己不能做什么,直到神先藉着一个异象指示他要做什么?《约翰福音》5:19,“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们(’实在’这个词的意思就是绝对),我告诉你们:子(就是他的身体,肉身)凭着自己不能做什么,惟有看见父所做的,子才能做。”对吗?那么,他从不行一件神迹,直到他看见了事情成就的异象。对吗?如果他没有看见,他讲的话就是错的。他不可能讲错话,因为他是神。明白吗?所以必须要那样。
77

呐,我要你们尽可能地安静,真正地敬畏,警醒,祷告。有时候当这恩膏临到……我没有说它会。如果它没有,我唯一能做的事就是交托给神,离开讲台。我只能这么做。但如果他来了,在这里做同样的事,证明他仍然是这就要结束的外邦时代的弥赛亚,正如他是犹太人和撒玛利亚人的弥赛亚,你们会众愿意来接受他作为救主和医治者吗?你愿意这样做和相信吗?

据我所知,在所有的听众中,我没有看到一个是我所认识的人。在讲台上,到目前为止……从我到了这里,我跟这个传道人—我们的小弟兄认识了。我儿子和录制磁带的小伙子是我唯一认识的。
我相信我认识这位弟兄。我想不起他了。我相信你是从路易斯安那州的某个地方来的。我是不是某个时候跟你一起去猎过鸭子,或去到过你的地方什么的?有一场聚会在……那地方的名字叫什么?德昆西……威尼斯。哦,对不起。我得要跟你握握手。神祝福你。我很长时间没有见到你了。瞧,你没有变。我老了。瞧,我必须做工。[原注:弟兄说:“我们想要你回来。”]谢谢你,威尼斯弟兄。太好了。
78

在祷告队列中,我对你们大家来说是陌生的吗?我不认识你们吗?若是那样的,请举手,如果我……如果我对你们是陌生的话。好的。所有对我来说是陌生的,你知道我不认识你们的,请举手。瞧?就是这样。

他还是不是耶稣了?如果他是,如果他持守他的道,他就仍然是神。如果那不好,如果这本圣经……如果神不持守他的应许,那他就不是神。如果他持守他的应许,那他就是神。
呐,当他在地上时,记住他所做的;他向他们显现了他弥赛亚的迹象。你们所有的圣经读者都知道这个:弥赛亚的迹象就是先知的迹象。所有知道这点的圣经读者,请举手。肯定的。“主你们的神要兴起一位先知像我。”
但是犹太人回答不了,所以他们说他做这事……说他是个算命的,别西卜,心灵感应者什么的。他们今天还在做同样的事。但那阻止不了神。他照样前进,照样走。有人会相信的。
79

如果我能医治你们这里的任何人,我会做的。但我做不了。即使耶稣站在这里,他也做不了。如果你来到他面前,他穿着他给我的这套西装站在这里,你说:“主啊,我病了。我要你医治我,”我能想象,他会这么说:“我的孩子,你不相信我做了那事吗?我不是为你们的过犯受害,为你们的罪孽压伤吗?因我受的鞭伤你们得医治。你们不相信那个吗?我已经做了这事。”

瞧,他从前是怎么说的?“我能,你若能信。”瞧,这已经做成了,所以你只需要相信。就是这样。他唯一能做的事,就是能用什么东西向你显明他就是弥赛亚。
他的身体今晚正坐在神的宝座上。我们相信那个,是吗?有一天他要在千禧年回到这地上,坐在大卫的宝座上。是的。但今晚他在荣耀中,坐在神的宝座上,长远活着为我们代求。但他的灵回到了教会中,他的灵也做同样的事。
80

正如我今早所说的,如果葡萄树的第一根枝子生出了五旬节的教会,从那棵葡萄树长出的每根真枝子,都必会生出另一个五旬节教会。但我们有了许多嫁接的枝子,他们生出了自己的同类。我们有卫理公会的枝子嫁接在上面,浸信会的枝子,五旬节派的枝子,其他各种的枝子。它们结出各自的果子。

你可以拿一棵橙子树,把柚子嫁接在上面。它会靠那棵树的生命活着,但它会结出柚子。把柠檬嫁接在那里,它会结出柠檬,而不是橙子,然而它靠橙子的生命活着。瞧,任何柑橘类的水果……
任何声称是基督徒的教会都靠着基督的荣耀和赞美而兴旺,但它不能结果。它不会结出基督的生命,直到基督自己长出那根枝条。那它就会在身后写出另一本《使徒行传》(是的),因为它是圣灵在教会中的行传。瞧?今晚就是这样,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
现在让我们来祷告,每个人都真正地安静。不要动。坐在你的椅子或座位、长凳上不要动,不管是在哪里,只要安静地坐一会儿。要敬畏。
81

父啊,这是一个很大的声明,但今晚这里超过了一百人,一些人坐在这里,我祈求你前来,不管是有成千上万的人,是的,还是几十万人。你从未让我们失望过。

主啊,我的日子变得暗淡了。我……有一天我必须要最后一次合上这本圣经。如果我今晚要走,你已经证明了这见证是真的。自从小孩子的时候,我就告诉了他们我见到了一道光。那是琥珀色的,好像火柱。你已经让世界各地的科学拍下了那张照片,并检查了它。你来了许多次,现在它已经被制成柯达的彩色相片。几个星期前在德国、瑞士,你让世界各国的照相机拍下了这个照片。如果我死了,这些机械的照相机会说我告诉他们的是真理。你的同在表明了它是真理。你的圣经宣称它是真理。父啊,愿人们相信它是真理,今晚接受你作他们的医治者,作他们的救主,作他们的王,作他们的主:你有权管理,统治他们的生命。求你应允,主啊。
82

现在,我将我自己和这教会都交托在你手中,以便你今晚来做一些事向这些人显明你仍是神先知。你仍是神。你……他们……你受死为要除掉罪,但你第三日复活了。你说:“我有权柄把命舍了,也有权柄把命取回来。没有人把生命从你那里夺去,也没有人能让它复活。”你把自己的命舍了,又将自己的命复活了。

圣经说神叫他复活,这是真的。父啊,你直活到永永远远,活在你子民的心里,并且带着应许:“我所做的事,他们也要做。”主啊,我正在引述这应许,因为你忠实于你的道。你说所多玛的日子怎样,人子降临的日子也要那样。
我们记得,当那些迹象显明在所多玛时,只有很短的时间,火就降下来焚烧了所多玛。主啊,我们随时都在仰望它。我们看到了迹象在显现。我们看到世界正处在所多玛的境况当中,神的应许彰显了。主啊,今晚你愿意为了那位教导这道的耶稣的尊贵和荣耀再做一次吗?我奉耶稣基督的名求,为了神的荣耀。阿们!
83

呐,不管发生什么事,要保持敬畏。我不是指你不可以赞美神,而是你要安静、清醒、喜乐地来就近神。当你看到神在做一件事时,肯定的,他要你敬拜他。但是要敬畏地上来。

呐,当你们会众进入队列中,来到这里或那边,要注意。我正在观察。我控制不了它。我没有控制它,是它在控制我。我只是讲它所告诉我的。我只能讲它在哪里。我观察它。不管它在哪里,我就在哪里观察它,观看它所做的。
84

呐,昨晚我们在讲台上所见的第一个人,我相信是一个妇人。对吗?是这个男的吗?好的。今晚的第一个是个男人。昨晚我们发现,当一个妇人来到主耶稣面前,她去井边打水。耶稣跟她谈了一会儿,马上就发现了她的问题。他说:“去叫你丈夫来。”

妇人说:“我没有丈夫。”
他说:“没错。你有五个了。你现在同居的这个不是你的丈夫。”
妇人说:“先生,我看出你是先知。”
85

那些了不起的拉比、教师、教会的人说:“他是魔鬼。”你知道魔鬼都承认耶稣是神儿子,而传道人却承认他是魔鬼吗?这次魔鬼说对了。

看看保罗和西拉下来,那个算命的坐在那里。那个算命的说:“这些人是属神的人,要告诉我们生命的道。”
传道人却说:“他们是痞子。他们把世界搞得天翻地覆。他们是冒牌货。”看到吗?
瞧,魔鬼比他们更认识神。是的。但在这几天来的这些弟兄却不是。这些人……我想到在座的这些传道人。如果他们那样相信,就不会坐在这里了。他们就会走人。他们坐在这里,因为他们相信它;他们已经传讲了它。他们相信它。他们站在街上的角落。他们疾呼,他们乞求。感谢神,我们活着看到了这个神正在成就他应许的日子。你们的牧师,你们应当为他们感到自豪。我感到自豪,我知道他也是个属神的人。
86

站在我面前的这人,我不认识这人。他比我年轻多了。据我所知,我一生从未见过他。但他站在这里是为了某个目的。可能他是个已婚的男人,有家庭内部的问题。他可能是病了。他可能站在这里是为了别的事,可能是财政上的需要。我不知道他来这里是为了什么。我一点也不知道。我一生从未见过他,但他正站在这里。

如果他病了,会怎么样呢?如果他病了,我也不能医治他。但唯一的……如果耶稣站在这里,他也不能医治他。多少人知道那个?他已经做成了这事。明白吗?但耶稣唯一能做的就是让他知道,他仍是那位做出了这应许、做成了这事的耶稣(对吗?)。
所以,如果这人能相信,他就会得医治。如果是财政上的问题,他知道神关心他的情况,因为神把这事揭示了出来。不是一个人,而是神。如果圣灵……这人举了手,说我不认识他。他……我不认识他,他也不认识我。如果圣灵现在为他做一件事……
如果我走过去,说:“先生,你病了吗?”他会说:“是的,先生,我病了。”
“神差遣我带着一个医治的恩赐来。你相信吗?”
“是的,先生,我相信。”
按手在他身上,“去吧,奉耶稣的名得痊愈。”我相信他会痊愈的。肯定的。我相信神让恩赐运行在各地的教会中。我相信那个。
我相信教会中有医治的恩赐。不一定非得是传道人,甚至平信徒,任何人,感觉受带领去为某个人祷告,就去做吧。那是医治的恩赐运行在你里面。
87

但他仍然可以怀疑这种事。但如果圣灵来把他过去的一些事告诉他,他不应做过的一些事,或他做过的一些事,或他应当做却没有做的一些事,会怎么样呢?告诉他出了什么问题,或告诉他过去的事。如果神知道过去的事是什么,他肯定也知道将来会是什么。对不对?

如果神做这样一件事,这里的每个人都必知道它是从一个能力来的。你会相信那是我今晚从圣经里给你看过和传讲过的应许,即那是神的儿子耶稣基督吗?
好的。要非常敬畏,因为你看……每个人都要非常敬畏。不要移动,因为我会察觉到你的灵。你明白吗?我想知道……要真诚地祷告。
88

呐,这个绝无错谬,正如神是绝无错谬的。我无法知道这个人。他来到这里,他们发了祷告卡。他们来这里,把一堆祷告卡打乱,开始发出去。那表示那个发祷告卡的人不能说:“如果你给我五块钱,我就让你进队列。”他们不知道,因为他们就在你面前打乱了祷告卡。你要什么就给你什么。

一个人可能得到了1号卡,另一个人得到了15号卡,另一个人得到95号卡。他们来的时候,在我上来这里前,没有人知道我们要从哪里叫起。主带领我从哪里叫起,我就从那里叫。有时候从这里叫几个,从后面叫几个,从那里叫几个。多少人看见过这种事一次又一次地在各处发生?所以我们站在这里,你们那边没有卡的人……
89

呐,先生,我只想跟你说一会儿。当然,你站在那里,呼喊:“耶稣,”举起了手,向我表明你是个基督徒。或者你可能只是在模仿(你明白吗),做起来好像你是。如果他是,注意看会发生什么。呐,许多次他们溜进了队列中。人们把他们抬了出去等等。

如果主神告诉我关于你的一些事(这个在等候的听众),你来这里的目的,你站在讲台上的原因,你可以来评判这到底对还是不对。对吗?你会知道它对不对。如果对了,你就会乐意说它对了。如果错了,就说错了。就是这样。
你来求我为你身体上的情况祷告,那个情况就是肿瘤。是在你腰上。你相信吗?现在,看起来他跟神有了一个良好的接触。如果这里有一个批评者之类的人,为了让他们知道这不是猜出来的……
呐,此时,我都不知道我告诉了他什么。我唯一能知道的方式就是放在这里的录音机。磁带拿回来。第二天他们会播放给我听。这就像在做梦。那不是我。我对这人一无所知,瞧?就像这麦克风不知道要如何说话一样。必须有一个活的东西来向它说话。我不认识这人,所以必定是神在说话。
90

现在,我只想慢慢来。如果我让一个人在这里留一会儿,好让你知道,瞧?要对所有人来说都是足够的。就一会儿,先生。我只是想接触你的灵。那是我们主所做的同样的事,他对井边的妇人说:“给我水喝。”瞧,他只是想要接触……父差遣他去那里的。

他必须经过撒玛利亚,但当他到了那里时,这妇人来了。于是他就跟妇人谈话,要接触她的灵。那正是我此时所做的同样的事。是的,我看见了。那是在你右边的一个肿瘤。你手臂上也有一个。是的。他说世上只有三个人知道这事,就是他和他的姐妹。但在上面有一位是知道这事的。
现在让我们跟神谈一会儿。你还一直在为别人祷告:一个小孩,扁桃体病,就坐在那边。他会好的。你相信吗?你相信神知道你是谁吗?莫里森弟兄,杰克,回家去得痊愈吧。
“你若能信,在信的人凡事都能。”
91

呐,如果我对你一个字也不说,只是为你祷告,你相信讲台上有恩膏吗?你相信那个吗?如果我跟你说,在你上到那里之前你就得了医治,你会相信吗?你对你的孙子是怎么认为的?你认为他也会痊愈吗?好的。只管去相信吧。去把那块手帕放在他身上。你相信吗?要有信心。

你对我来说只是个孩子,年轻妇人。我不认识你,但这就像是《约翰福音》4章的同一幅图画:一个妇人和一个男人。这位可爱的年轻妇人站在这里面,看起来相当健康。我对她一无所知,一生也从未见过她。我们彼此是陌生的,是吗,女士?当然是。
如果神是神的道,就是成了肉身的基督,如果他能在我们的肉身中成为真实的,他用自己的血使这肉身成圣,赐下他的圣灵来支搭帐棚。神在基督里。神下来,搭了一个像人一样的帐棚。他改变了他的角色,成了人,神这样做,以便他能使教会成圣,让他能住在里面,用两千年来行他的神迹,证明他是活在他子民中的同一位神:神在人里面支搭帐棚。
如果神藉着他的灵向我启示出你的问题是什么,你会相信我是他的先知或仆人吗?你相信那个吗?你会接受它是从神来的吗?那么,你必会拥抱你想要的那个婴儿,就是你正在为之祷告的那个。去相信吧。我奉耶稣基督的名把那个孩子赐给你。回家去接受他吧。不要疑惑。你想要他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好的,去相信吧。
你若能信。你相信吗?
92

好的,女士。我不认识你。就一会儿。你是……它现在就在这房子里动工。它移出去了,离开了讲台,进到了房子里。有人触摸到了他,就像我站在这里一样肯定。

有一个年轻妇人站在这里。我找不到她的位置。我看到了她:脖子有病,是脊椎上的关节炎。你全心相信吗?耶稣基督必会使你痊愈。接受这个,相信,戴着眼镜坐在这里、黑头发的女士。起来。我奉耶稣基督的名把你的医治赐给你。
她触摸到了什么呢?问问这女士,我不认识你,是吗,女士?我不认识你,是吗?是的。如果我不认识你,请举手,挥挥手。如果他所告诉你的正是你的问题,请挥挥手。现在你得医治了。
她触摸了什么?她离我有三十英尺远。她触摸了大祭司,主所行的就像他起初所行的。那是同样的耶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要有信心。不要疑惑。
93

你们其他的人,我挑战你们的信心来相信,不是信我;是相信神的道。相信我告诉了你们真理。我挑战你们的信心来相信那个。就在她后面,你信了,是吗,女士?就坐在她后面,患有高血压坐在那里,请站起来。如果那是真的,请举手。如果我不认识你,请举起另一只手。我奉耶稣基督的名把你的医治赐给你。你触摸到了他。他肯定知道你的事。回家去得痊愈吧。要对神有信心。不要疑惑。你全心相信吗?

这个女人有一些很奇特的事。我不认识你;神却认识你。你相信神会医治你,使你痊愈吗?你不是本地人。你是从一个叫亨廷顿的地方来的。你的名字叫戴太太。你正在为一位弟兄祷告,一个在加尔维斯敦医院的弟兄,他是个吸毒的。去相信吧。不要疑惑。耶稣基督释放你了。奉耶稣基督的名。要对神有信心。你相信吗?
94

如果我不对你说任何的话,只是按手在你身上,你会相信吗,女士?过来这里。奉耶稣基督的名接受你的医治。去相信吧。

如果我告诉你那个糖尿病会离开你,你会相信吗?去相信吧。不要疑惑。
当你刚才坐在下面时,我就看见你得了心脏病。你的后背也有问题。去相信吧,你必会痊愈。只要你能全心相信。
过来,年轻女士。你相信我是他的先知吗?你是个年轻女士,但你有妇科病,滴漏。是卵巢脓肿。不要疑惑,要相信。去吧,它再也不会发生了。你可以得痊愈了。要全心相信。
你全心相信吗?瞧,只要你现在能相信,这完全是圣灵在运行。
如果我只是按手在你身上,你会认为你痊愈了吗?过来。奉耶稣基督的名,愿她得医治。阿们!
来相信吧。如果我对你一个字都不说,如果我只按手在你身上,你会相信你痊愈了吗?好,过来。那个糖尿病……只管去吧。糖尿病必会好了。你必痊愈。去全心相信吧。
95

你们每个人都全心相信吗?现在要相信。瞧。他说了什么?你知道某个地方有一种恩膏能知道你。你相信那个吗?

一位女士正坐着祷告,有心脏病,在摇头。不要再惧怕了。全心相信,无论如何你都会痊愈的。神必使你痊愈。
那个女士正坐在那里为她未得救的儿子祷告。要全心相信。神必为你照看这事。我不认识你,是吗,女士?根本不认识你,但那正是你所祷告的事。我怎么知道他在为什么事祷告呢?听祷告的神能应允祷告。阿们!
你们全心相信吗?要有信心。现在要保持敬畏。
过来,现在趁圣灵的恩膏在这里,让我们为你按手。奉主耶稣的名,愿她得医治。阿们!去相信吧。
你知道,其实是你的紧张造成的,是那个导致了你的胃病。今晚你只要举起手,说:“我的病结束了。我相信神,”然后就去吃你的晚餐。你会好的。去相信吧。奉主耶稣的名。
96

有人可能会说:“你是……如果你老了,你的心脏总会虚弱的。”但不是的。你有一颗紧张的心。你得了很长时间了。去全心相信吧,它必会痊愈,你回家就会痊愈。全心相信。

你爱主吗?有事情发生了,但我找不到。它刚刚……现在一切对我都变得模糊不清了。瞧?多少人知道异象会让你这样的?但以理看见了一个异象,烦恼了许多天。多少人知道这个?瞧?肯定的。一个妇人摸了主的衣裳穗子,他说:“有能力从我里面出来。”
好的,姐妹,现在来相信吧。你决不会因它而残疾的。奉耶稣基督的名,愿她得医治。要全心相信。
你们每个人都全心相信吗?现在能发生什么事呢?任何事都可能发生。你肯定晓得是有东西在这里。你所事奉的神现在正与你同在。
我看见一个女士正仰着头坐在这里,她正在祷告。那道光正挂在她头上。我担心她抓不到它。她得了肠病和背病。哦,神啊,希望她能……迪克兰德太太起来接受你的医治。好的。神祝福你,就是那位穿红毛线衫的女士。
就在这排的末端,有一个男的和女的坐在那里。女的患有许多毛病。她做了十几次手术,得了肝病。她丈夫的动脉有问题。曼恩先生和太太,全心相信,回家去得医治吧。耶稣基督使你们痊愈了。
97

我挑战你们看这里并相信。我要你们来相信。哈利路亚!多少人全心地相信?哦,罪人朋友,你想要接受这位耶稣吗?你们举手的人,你们是罪人,过来这里一下。让我按手在你身上,好吗?现在过来这里,罪人朋友们,过来这里。我邀请你们来到基督面前。来吧。让我们按手在你身上。如果神知道你的心,他想要你的罪过得到赦免。

现在就来到祭坛周围,好吗?每个在房子里想要接受耶稣作他们救主的罪人,现在每一个都过来,趁圣灵在恩膏的时候。走过来。是的。
每个被罪压伤的人请快来,主是满有怜悯的。你们不过来吗?过来吧。那真是太好了。每个不认识神的罪人,过来吧。你想要在祷告中被记念,并想要神来拯救你的魂。
趁着他在这里……圣灵刚才让我停住,说:“呼召。我有儿女在那里等候。”同样这位能绝无错谬地说话的神,他岂不会说出同样的事吗?现在是时候了。现在到时间了。每个想寻找基督作救主的,走出来,走到祭坛周围一下。你愿意这样做吗?
被罪压伤的人快来,在主大有怜悯,
他要救你,安你心怀,只要信他恩言。
只要信他……
98

他知道你。现在过来,好吗?来相信他。你想要像那只母鹿吗?你想要一个跟随神的真实经历吗?来到这位面前吧。来到主耶稣面前,他能赐给你那个经历。

教会会员,你惊慌不安吗?现在过来吧。教会会员,过来吧。
……现在他必救你。
那些对自己的经历还不能确信的卫理公会的,浸信会的,长老会的,路德派的,天主教徒,五旬节派的,请过来好吗?
我们不是请你加入任何教会。我们只是请你过来这里,做一个祷告。你想要看见真实的事。有什么比在一个邪恶淫乱的世代从死里复活的耶稣基督更真实呢?他亲自显明他从死里复活了;好像约拿从大鱼的肚腹中走出来。他直活到永永远远。趁我们再唱一遍时,你们现在过来,好吗?
只要信他,只要信他,现在只要信他。(回到……)
他必救你,他必救你,现在他必救你。(一个长老会的弟兄……)
只要信他……
99

每一个还没有得到圣灵的男人或女人,那些想要圣灵的,现在让他们站起来吧。

他必救你,他必救你,现在他必救你。
我想请讲台上的传道人,若是可以的话,请他们下到这些悔改的罪人那里,我想要你们下去。我们想要按手在他们身上,与他们一同祷告,领他们出去,邀请他们去到你的教会,不管他们在哪里,愿他们成为会员。瞧,朋友们,你们站在这里的,只有一件事……让我告诉你们发生了什么。
耶稣说:“若不是我父吸引人,就没有能到我这里来的。”那么,是神领你来这里的。他领你来这里决不是徒然的。你从座位上站起来,过来。你所能做的就是做一个承认。“凡在人面前认我的,我在我父并圣天使面前也必认他。”[太10:32-33]那就是他所应许的。“信我的人虽然死了,也必复活;凡活着信我的人,必永远不死。”[约11:24-25]现在当我们低头祷告的时候,我邀请你们。
这里有多少人还有病痛的?请举手。现在,你们互相按手在对方身上,把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