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0119A 洗礼(解释神性)

1

是的……哦,呐,我们的想法是今天早上……我们不想要占用你们太多的时间,但我有……我要去学习一下,然后我要很快预备好……今天我要去跟一些人一起吃晚餐,我想在我吃进太多东西之前……有一个女传道人,她是从本地来的,杰克•摩尔弟兄的妹妹,她想要跟我谈关于女传道人的事。我知道她今天会来,但我决定我先要到这里来。

2

我……我想要你们所有人知道的第一件事(利奥,这正在被录音吗?),我想要你们知道的第一件事,瞧……那是吉布森姐妹、瑟威尔姐妹和辛普森姐妹。瞧?有人问我关于洗礼的问题,我……你们想要知道这个。首先我想要你们所有人知道的是,我有……我的目的不是要显明……好像你是趾高气昂或知道的比别人多。我的目的是靠着我对圣经的最好理解,来解释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我的目标是从不在神所写的话语上妥协,从不因为别人说是对的,就跟着说那是对的。必须是那样的。

呐,也许将来,如果你听了我们所讲的这盘磁带,我告诉你的这些原因或许会有益处。(你们都能听清楚吗?)他们……
3

我认为我们的天父为了他自己的益处,将人以某种方式组合在一起。就好像如果我们以某种方式做事,每次都不同,因为我们那样做有一个目的。不久前我在肯塔基州,坐着跟我的弟兄们谈话,当我回家后,就有一点时间远离聚会,但通常有很多人蜂拥而来。(你瞧?)然后我就会变得很紧张,整个晚上……瞧,根本就得不到休息。他们从早到晚都会来。我就变得很紧张。然后我要么拿起钓鱼杆去钓鱼,或如果是打猎的季节,我就会抓起我的来复枪去打猎。

哦,来复枪是我最喜欢摆弄的一样东西;用它打靶。这里的吉恩弟兄和我,他现在开始用手组装,我们……我们很喜欢那样做。那时,我有一支小口径,就是我们所称为的点75,一支点22威彻斯特来复枪,我用它来打松鼠。哦,我在五十码远打松鼠。在五十码远……我用这支来复枪不断瞄准,直到我能用它在五十码远打中图钉。那天,我把九发子弹打进了同一个洞里。吉恩弟兄,对吗?是在五十码远用点22来复枪打的吗?呐,哦,所有的子弹一下子就打了出去。
4

我通常……如果那只松鼠正在看着我,我就不会打它的。如果它转过背去对着我,我也不会打它。它必须要坐在我只能看到它的眼睛的地方。如果我碰巧打在它的眼睛下面,或高过了它的眼睛,那我就知道我的来复枪出问题了,瞧。所以我只有……我不想要对我自己撒谎,我只是……我打的松鼠数量不会超过法律允许我打的数量的(瞧?),因为那是对的;我是个保护自然环境的人。

但我只是……我发现了一只松鼠,但是它太远了,我也就任凭它了。如果那只松鼠离我太近了,我就会后退到五十码远。我会看着它跑出去,找到一个山核桃,然后跑回来……它正在看着我,我也就任凭它了。第二次它找到一个……也许十分钟之后,它会把那个核桃打碎,它就会去再拿一个。也许它背转过身去;我也不会像那样打它的。如果它跑了,就让它跑吧;我会为自己再打一只(瞧?),因为我只是……
我爱它们。那是这世上最好吃的肉;没有什么东西能与灰松鼠相媲美的,尤其是它咬碎山毛榉,或山核桃,或像那样的东西的时候。
5

我的来复枪打出去了。呐,来复枪是我用来玩弄的一件奇怪的东西。那会除掉我的神经紧张等东西。呐,其他人根本就不会注意这个。我相信我们宝贵的弟兄尔罗•罗伯特,我相信他打高尔夫,我们的葛培理弟兄也是那样。他们都打高尔夫。他们不会有我的那种紧张,在外面跟那些只穿了一半衣服的女人在一起……我无法忍受那个,瞧,我只是……但现在,也许那些弟兄们……我的意思不是说他们出去外面是为了那个目的,瞧。不,因为他们是……他们是绅士。他们是基督徒弟兄们。但去到像那样的地方,我受不了,瞧。

打高尔夫……对我来说,那看起来就像是为了……那是为了妇人,等等的,瞧。用棍子打中一个球,并跑到那里……呐,那些弟兄们也许想不明白的事,摆弄一把来复枪。哦,你知道,我们是被造成不同的。
6

所以这支来复枪,它任何方式的最微小震动,都会脱靶。你可以发射并把一个图钉打进去,但把你的手指放在枪管上,就会让你打偏,瞧。那必须得是完全精确的。不能用你的手握住前枪管。要把枪水平放在你的手掌上。

这样你们会说:“这一切跟我们问你的问题有什么关系呢?”但我想要先让你们明白一些东西,作为背景。
7

呐,有一天,子弹打偏了,我做了我所知道该怎样做的一切,要使枪……要把枪再修正回去。我尝试加固它。我尝试了拧紧、放松等等一切方法。

点22型枪你不能用手装配它,因为火帽是在枪身中,你必须要拿到工厂去装火药。呐,我们装的那支枪有大枪架,我们可以把火帽敲出来,弄出一个模子等等,哦,我们可以装上火药,不断更换药粉,并改变子弹的克重,重量,直到我们可以想打哪里就打哪里。哦,那样我们就得处理垫片等等。因此我们不能在那支枪上那样做。但我说:“哦,也许我会毁掉垫片的。我要把枪再送回威彻斯特公司。”
我把枪又送回威彻斯特公司,他们给我写了一封信,我留作纪念了。他们说:“伯兰罕牧师,这支点70威彻斯特枪不是造来用作打靶用的枪,”瞧。说:“它会……七发成环,在二十五码远会打出一英寸的环形。你永远都无法打的比那个更好了,因为对那种类型的枪来说,那就是完美的了;二十五码远打一英寸的环。”
我知道那是错的。我曾放进过9发子弹,用它在五十码远,都打进了一个弹孔里。就是威彻斯特公司造的枪。
8

呐,看起来好像有的人说:“哦,如果工程师设计了那种枪,他们应当知道在枪里面是怎样的,如果他们造了枪,那为什么你……?”

呐,我妻子也是那样对我说的。她说:“比利,那个人设计并制造了那枪之后,你为什么还要摆弄那支枪呢?他甚至都知道在每一个枪架里有多少气压,在枪里的每一个螺旋等等,你怎么能怀疑他们的话呢?”
我说:“哦,亲爱的,不久前你问过我一个圣经的问题,你把答案写在了圣经的后面。你问我:’神赐给了亚伯拉罕应许要给他的那块地吗?’”哦,她问我,我说:“不,他从未赐给他那块地。”神把那地应许给了他,但他从未,从未占有过。他从未得到过。
然后她说:“哦,我明白了你在这问题上的答案。”她说:“这是答案,’神没有赐给他那地。’”
我说:“你翻到使徒行传第7章。甚至连立足之地都没给他。”是的,那不是给他的。呐,瞧,有时候我们的主写出来了,但人的回答可能是错的。
那个人造的那支枪可能是错的,因为我早就知道,我已经把九个图钉在五十码远用那支枪把它们都打入了一页纸上的同一个洞中。它们说如果七发子弹覆盖……你在二十五码远只能打出一英寸的环形,只有一半距离,你无法做得更好。但对我来说,他们错了,无论他们是枪的设计师或不是,因为我更加清楚,瞧。
9

有一天早上,我坐在一棵树下,伍德弟兄和查理弟兄,他们跟我一起打猎,到处都有松鼠。哦,几天前我刚打了一只,但没有打中眼睛;而是打中了脸颊。当然那也让松鼠完全死掉了,就像子弹打中了它的眼睛一样,但对我来说,就是没打中。那使我很紧张,因为如果那枪不能完美地打中,对我来说,打猎就没有任何益处了(瞧?),因为无论怎样,我打猎都不是为了吃肉。我打猎只是为了运动。

所以我说:“那是……”我坐在一棵树下,一棵有点倾斜的树(今天早上我就可以去到那里,就在肯德基州的山中)我坐在那棵树下,听着查理在那里不断打枪。我不在乎他们打中了松鼠的哪个部位,他们都击中了松鼠。如果他们的枪像那样打成环型,那样也打中了松鼠。如果是在屁股上,或在中间的部位,无论是打中了那里,都没问题。
10

因此,我说:“哦,呐,那没有……”我就是无法忍受那个。我坐在那里。我想:“看看那些伙计,他们真有乐趣啊。”他们喜爱打猎,就像我一样,他们都很好,都是好射手。他们都是正人君子,两个人都是基督徒,被圣灵充满了,都是好人;是有最高标准的男人。那些弟兄在那里得到了极大的打松鼠的乐趣。有松鼠就从我身边的树上穿了过去。

哦,我说:“那么为什么我不能做像那样的事呢?我坐在这里,我坐在这里哭泣,泪水顺着我的脸颊流下来。他们都在那边,而我在这里就是无法命中目标。”我站起来,说:“天父,为什么你把我造成像这样的,一个紧张、心烦的人。然而你的恩典赐给了我数百万的真正朋友,”瞧。我说:“为什么你把我造成一个像这样的人呢?”那时我开始放声大哭,就坐在一棵有点倾斜的树下(就在开始上山的地方)。我知道很快那些伙计就会打到松鼠的限额,就会回来了。我坐在那里,只是……我甚至都没有勇气去射杀一只松鼠,因为我害怕我会伤害到它,你知道,会让它逃走,瞧。
11

我只是……我的枪,我要用来……打猎季节不是很长,那时我已经过了……哦,一半时间已经过去了,我竭力在把那支来复枪恢复回去,我把瞄准镜寄过去,让人矫正,他们说:“这个瞄准镜很完美……”是的。哦,我知道是来复枪,因为它让子弹一会偏向这边,一会偏向那边。瞄准镜基本上是不会那样的。所以我就坐在那里哭泣。

在那里坐了一会之后,我有点抬了抬头,就听到神对我说话。(呐,你们所有人昨晚都站在聚会中;看到他是怎样去到了下面各处的会众中间,他在各处指示我,说出了所有那些人的境况,他们是谁,他们是从哪里来的,他们做了什么事,会有什么事情出现。你曾经看到它有落空过吗?从未落空过;不能,因为那是神。)哦,那时,他对我说话。他说:“我那样造你是为了一个目的。”
我说:“为什么你把我造成那样,主啊,为了一个目的,让我紧张吗?让我能从聚会中轻松下来的唯一方式就是来这里打猎。而你让我……”瞧,神使万事互相效力,叫爱他的人得益处,瞧。他想要告诉我一些东西,那就是那支枪为什么会打偏,是要让我明白这件事。
他说:“哦……”
我说:“我的枪,主啊,你是唯一那位能把枪恢复回去的。”我说:“你是唯一能帮助我的,因为普通的威彻斯特公司说,那枪会在二十五码远打成一英寸的环形,主啊,我知道……我曾在五十码远射击,打中了九个摆在一起的图钉。”瞧?我知道不是那样的。
他说:“那就是我那样造你的原因。”他说:“你明白吗?你……我那样造你是为了一个目的。”这就是为什么。瞧?如果我知道那枪会在五十码远打中一个图钉,我就不在乎别人说不同的话了,我知道那枪能做到,如果那枪是在正确的情形下的话;如果那个平衡、子弹和……枪的所有弹道都能够研究并修复……因为,它曾经做到过。如果它曾做到过,那就还可以再做到。
12

哦,就在那里他让我知道,他那样造我是因为他在我所生活的这些日子里所赐给我的使命;那就是我不能去到一个宗派教会,跟它们搅合在一起,那时,他们宣称:“哦,教会说这个没问题,他们接受这个。”

如果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都是一样的,如果它打出了那子弹,那它就会还可以再打。我不在乎他们说什么。瞧?必定有什么方式证明他是同一个人。他是同一个人,他的能力是一样的。
呐,当你击中了一个像这样的地方时,马太福音28:19,今早你向我求什么……使徒行传2:38,耶稣在这里吩咐他的门徒:“你们往普天下去,传福音给凡受造的听。信而受洗的必然得救。”呐,我是从马可福音16章引用的。呐,那就是他差遣他们时说的。他从未提到如何给他们施洗。马可从未写下来过。
但马太说……马太福音28:19,他说,当他向他们显现时,吩咐他们去给人施洗,他说:“你们往普天下去,教导所有的人。”正确的翻译是:“使万民做我的门徒,奉父、子、圣灵的名给他们施洗,教导他们顺服我所吩咐的一切。”
十天之后,彼得说:“你们各人要悔改,奉耶稣基督的名受洗。”呐,那是截然不同的。
13

呐,大部分的人会说:“哦,我的教会教导说,受洗要奉父、子、圣灵的名。我所出自的那所神学院是那样教导我的,所以那也是我遵行的方式。”

对我来说,那是不对的。(我在打打这里,打打那里。在打一个四十英寸的环。)那无法使经文正确。必须要瞄准。必须要瞄准好。哦,那么怎样才能瞄准呢,这里马太福音说:“奉父、子、圣灵的名施洗,”而彼得说:“奉主耶稣的名受洗。”(他们两个都是门徒,难道一个是抄录员,而另一个人是使徒吗?)
14

从那之后,圣经中的每一个人都是奉耶稣基督的名受洗的。那些已经受了约翰的洗礼的人,在他们领受圣灵之前,必须要去奉耶稣基督的名重新受洗。

哦,我说:“瞧,你没有瞄准。有一些东西……”呐,如果我们相信圣经是神永不废弃的话语,我们就不能让它只击打在一张纸上,就认为是瞄准了。你们明白我吗?必须要击中在目标上,否则就错过了。如果没打中,那就是没打中。
哦,为什么彼得跑去做一些耶稣告诉他不可以去做的事呢,然而神还认可并赐给他们圣灵,那时耶稣说:“奉父、子、圣灵的名给他们施洗。”而彼得说:“不,奉耶稣的名受洗。”
呐,你无法使那个击中目标。瞧?呐,在什么地方出错了,姐妹。瞧?要么是这个说谎,要么……哪一个撒谎了?是哪一个呢?呐,对我来说,那不管用的。就好像……
领受圣灵洗的凭据就是说方言,还是不是呢?有人说:“是,”有人说:“不是。”经文对此是怎么说的?必须要瞄准。我发现有一些人说了方言,而有一些人没有。哦,那是什么?
15

另一个主要问题:女人能做传道人吗?是,还是不是?有一个地方说:“我要用我的灵浇灌凡有血气的,你们的儿女要说预言。”另一个地方说:“我不许……女人不可以在教会中讲道,”瞧?

呐,那没有瞄准。没有瞄准,所以……不要因为神学院、工厂那样说,就认同它。那就跟你接受了一样。不,先生,不先生。必须要瞄准好,否则就是没用的。哦,如果它为他们瞄准了,那它也会为我瞄准的。如果它一次瞄准,就带出了用神迹奇事来宣扬耶稣基督的复活的结果,那它还会再做的。
呐,有些地方我们……我们在枪管上有太多的干扰了。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吗?这是一个粗鲁的表达方式,是关于打枪的,但我错过……我把这个作为一个根基,这样你就能明白我的意思了。在枪管上的某处有干扰:没有被正确地安装,火药要么太高,要么太低,或一个螺丝钉紧了,另一个松了;或一个太松,而另一个太紧……什么地方出问题了。[一个弟兄跟伯兰罕弟兄说话—编者注]是的,也许是在扳机后面的那个人,对的。但那是什么?
呐,如果那与神的道相矛盾……直白地说,据我所知,那就不是神的道。如果神混乱了自己,混乱了他的道,使自己混乱了,那他就不是无限的。他就像我一样是有限的了。对吗?神的道要么是对的,每一点都是对的,都瞄准了,要么就不是神的道。
16

呐,很多次,人们说:“哦,你瞧,当彼得说要奉耶稣的名受洗时,他是太兴奋了,因为马太福音说的完全是耶稣所说的话。我们不在乎彼得怎么说的。”哦,那么,如果彼得和耶稣不能彼此相符,那么圣经的其它部分也不能彼此相符了。如果有一个字与其他地方相违背的话,那就不是我所知道的从神而来的神的道。

[有人说:“也许约翰犯了一些错误。”—编者注]是的,也许约翰犯了一些错。哪一个是正确的?毕竟我不知道耶稣是不是那样说的。瞧?马太写了出来。马可一点都没有提到过,[磁带空白—编者注]路加从未说过什么,约翰从未对此说过什么,但马太说了。哦,那么也许全部的马太福音都是错的,路加福音是……哦,那么,哪一个是对的,哪一个是错的呢?瞧,你把自己弄到了什么地步?不,先生,圣经全部都是对的。
17

然后我就奇怪,为什么神要写像那样的东西,让它混乱呢?甚至耶稣感谢父,神把这个向聪明通达人的眼睛隐藏起来,而向愿意学习的婴孩就显明出来。哦,那样做是要让聪明人掉进陷阱里。但圣经就是一个启示。

呐,就好像当我去到海外,我的妻子给我写了一封信,我坐下来读。她说:“亲爱的比利,今晚我坐在这里;孩子们都上床了。我想要给你写几行话,让你知道我们今天做了什么,我们怎么样。我们相信神会祝福你的。”像那样的话。呐,我能读出她字里行间所写的话。我是那样爱我的妻子,她也是那样爱我,无论我写什么,我们都能读出我们字里行间的意思。
18

哦,圣经也是那样写的,都在字里行间。你们知道我很多的讲道,好比神把亚伯拉罕和撒拉变回了年轻人,你必须要……你必须要从字里行间去读,才能明白圣经在说什么。你必须要知道。但那从未出格。瞧?在字里行间的意思会把那些话语连在一起,成为一幅大图画。

呐,在你能明白之前,你必须要与神陷入爱河,因为圣灵写了圣经;而圣经说经文不可随私意解说,都是默示的。
19

呐,我们来看你的问题。你有圣经吗?你们都有圣经吗?呐,首先……不,那没关系。你可以记下来,或者……如果你们不介意的话,我要给出一些图示。然后你就可以从其中明白是为什么了。呐,我想要问你们姐妹们一个问题。我想要你们完全得自由。呐,我们要呆在这个主题上,为了这盘磁带,因为我想我们可以去找到初步证据,以及像那样的事。但让它……我们可以在某个时间再录制另一盘磁带(瞧?)。但这里我们要讲水洗。

呐,看起来好像马太和彼得,如果是在朝同一个靶射击的话,他们偏离得很远。
20

呐,现在我要拿起我的圣经来读。你们姐妹们,如果你们想要读的话,你们想要圣经,或你们想要记录下来什么的,你想怎样做就怎样做。然后我要……我要让你们……我要你们……在你们这样做之后,要写下来。然后如果有什么问题,我想要你们确定并写给我。问我,那样如果在将来某个时候,如果什么人问你关于这磁带上的问题,你也可以回过头来解释它。

呐,为了更正人们,并让人们正确地明白这两点,我想要……也许要把这两个主题合在一起讲。
21

呐,在马太福音28:19……呐,那是圣经的最后书卷……最后的书卷……马太福音,是马太福音的最后部分。呐,让我们读最后的章节,第18节:

18耶稣进前来,对他们说:“天上地下所有的权柄都赐给我了。”
所有的权柄都赐给我了。
哦,我想知道那时他拥有神所有的权柄吗?因为天上地下所有的权柄都在他手中。“天上地下所有的权柄都赐给我了。”拥有能力的神在哪里?呐,耶稣会死吗?他不会死。如果他死了,那我们在哪里呢?
呐,记住,要把这个记在心里,永生神的教会,不是宗派,永生神的教会是建立在属灵的启示上。呐,你可以在马太福音17章,哦,是马太福音16章看到这个,他在那里说:“人说我人子是谁?”
彼得说:“你是基督,永生神的儿子。”
耶稣说:“西门,约拿的儿子,你是有福的。这不是属血肉的(神学院,别人)指示你的,而是我在天上的父指示的。你是彼得。我要把我的教会建在这磐石上。”
呐,瞧,天主教说:“在彼得身上。”怎么会是那样的,他后来退后了。好的,新教说:“在耶稣身上。”我不是要与众不同,而是把事情搞清楚,既不是在耶稣身上,也不是在彼得身上,而是在属灵的启示上。“这不是属血肉的指示你的,而是我在天上的父指示的。”
22

因此这道是用比喻写成的,一切都只能被启示出来;真理只能借着属灵的启示才能知道。如果你的启示不能连在一起,那你的启示就是错的。瞧?必须要连起来。

就好像你在把一副拼图拼在一起,在这边什么都没有,看起来是……你就把图画完全搞乱了。你会说:“哦,我相信这块在这里,我相信那块在那里。”那是人的头脑。首先你知道的是,你的图画错了;成了一头牛在树顶上吃草。瞧?那不管用。瞧?如果你能……如果你让这里的一些东西错过……哦,你说:“哦,神启示我一些东西。”如果不是与这道一致,跟道连在一起的,那你的启示就是错的。
23

在旧约里,如果一个先知说了预言,如果一个做梦的人做了梦,无论那看起来多么真实,首先……在教会接受之前,必须要被乌陵土明证明。你知道光会从亚伦的胸牌上反射出来。呐,当祭司制度结束时,乌陵土明也随之结束了。但我们有了一个新的乌陵土明,那就是神的道。

如果你的启示不能……(你说:“神启示我说,我应当奉父、子、圣灵的名受洗。”)如果那不能与从创世记到启示录的神的道连在一起,完全一致的话,那你的启示就是错的。
你说:“神启示我说我应当奉耶稣的名受洗。”如果那不能与神的道连在一起,那乌陵土明就不会有反应。无论它看起来是多么真实,但这是真正的道。这就是神的乌陵土明。
呐,“耶稣……”我再重复引用一遍:“耶稣进前来,对他们(第18节)说:”天上地下所有的权柄都赐给我了。所以你们要去,使万民做我的门徒,奉父、子、圣灵的名给他们施洗,凡我所吩咐你们,都教训他们遵守。我就与你们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阿们。“
24

呐,我想要问你们一件事,就是……呐,就是马太福音28:19,你们要求我解释的这节经文;我们今早在这里提出来的。呐,让我们仔细地来读,不要错过它。仔细来读。呐,要小心注意。“所以你们往普天下去……使万民做我的门徒,奉父、子、圣灵的名给他们施洗……”而不是“奉父的名,子的名,圣灵的名。”那就是人们受洗的方式。那根本是不符合圣经的。瞧,不是奉父的名,子的名,圣灵的名。那是错的。那是不符合圣经的。那不是父、子、圣灵的名。是那个名,单数的名。名。瞧,“奉那个名。”好的。

25

呐,如果有什么地方是你不能明白的……(我在等着斯维尔姐妹找到,你找到了吗?马太福音28:19,第19节。)呐,斯维尔姐妹,我相信你就是质疑最强烈的那个人。呐,圣经是说,“奉父、子、圣灵的名”呢?还是说:“奉父的名,子的名……”呢?不;“奉父、子、圣灵的名。”不是在那个名里,在每一个称呼前都放上一个名,而只是奉父、子、圣灵的名。呐,我们认识到必须得是一个名,因为圣经说的是一个名。

哦,我想要问你们,我们应该奉哪一个名受洗呢?呐,“父”是一个名吗?不,所以我们不能奉父的名受洗,因为“父”不是一个名字,不是吗?哦,然后,我们说,奉“子”的名。“子”是一个名吗?我是一个儿子,你是一个儿子,他是一个儿子。瞧?“子”不是个名字,不是吗?
哦,那么“圣灵”;奉“圣灵”的名。[当伯兰罕弟兄说话的时候,一个人在说话—编者注]是的,这里……让我们说,奉圣灵的名。“圣灵”是个名吗?不;就是那样的。(我们都是人。)就是那样;那是圣灵。但“圣灵”不是个名;那是神。我们都是人,但那不是我们的名字。瞧?不。那是三个称呼,对吗?
26

哦,那么,我们有的是什么样的事啊?他说:“奉父、子、圣灵的名给他们施洗。”哦,如果“父”不是名字,“子”不是名字,“圣灵”不是名字,那它们就都不是名字。所以你不能用那个作为一个名字,因为它们从一开始就不是名字。呐,你们明白了吗?它们不是名字。

就好像他们叫我“牧师。”有人叫我先知。有人叫我传道人。哦,是的,我也是个父亲,我是个儿子,我是个人;但我的名字是威廉•伯兰罕。但,牧师,先知,或牧师,长老,传道人,那只是属于我的称呼。哦,它们也属于很多其它的人。就好像,魂,体,灵也属于我一样。但这也属于他,他,她,她,和所有的人。瞧?这都是一样的。瞧,这都是称呼,但那不是我的名字。那也不是你的名字。魂,体,灵不是你的名字。那是你的本质,但那不是你的名字。
哦,你是个女士。你是个母亲。你是个妻子,女儿。是的,所有那些东西,它们都只是你的本质。说你……我总是叫你“医生。”(你是个护士。)比如说:你是个医生。哦,你也是个母亲,但那不是你的名字。如果我只写“医生,”那么有很多医生。如果我写“护士,”也有很多护士。瞧?但那仍然不是你的名字。所以有谁说他们是奉父、子、圣灵的名受洗的,如果他们能想想的话,那甚至都不是一个精神……那甚至都是精神不正常的。父、子、圣灵的名……
27

就好像天主教说的:“永恒的子职,”基督永恒的子职。这个词怎么能讲的通呢?他们怎么能是永恒的,还是个儿子呢?儿子,是生下来的。而永恒是没有开始,也没有结束的。

哦……他们说有一个永恒的地狱,圣经说地狱是被造的。那它怎么能是永恒的呢?没有永恒的地狱:地狱是为魔鬼和它的使者造的;没有永恒的地狱。每一样有开始的东西,就有结束。地狱也许会燃烧一千亿年,但它必定有一个结束,因为任何有开始的东西,就有结束。
那就是我们不能死亡的原因,因为我们是神的一部分;是他的子女,儿女。我们有永恒的生命;神的生命。他永远都没有开始,也永远没有结束。明白吗?
28

呐,这很强烈。如果你不明白,我恐怕无论怎样都对你无能为力了。我曾跟牧师谈过……呐,如果你不明白,你告诉我,因为通常你对牧师就是这么讲的。你明白吗?但你们女士,你尽可以问我,你们是我的朋友。[姐妹们回答—编者注。]

好的,我竭力……你们都受过教育,你们都很聪明。我不想要因为是伯兰罕弟兄这么说的,你们就接受。你,我只是一个人。不要,你们要接受这道。如果你发现有什么人小瞧这道,你带他们来见我。如果你们发现什么人说一些与神的道想违背的话,带他来见我。不应当是那样的。不应当……不需要试,因为不是那样的,瞧。
29

呐,人怎么能受洗……现在我想要问你们女士们一件事,还有你们男人们。人怎么能奉父、子、圣灵的名受洗呢?你怎么能奉父、子、圣灵的名受洗呢?你们看不到它的根源吗?根本没有奉父、子、圣灵的名这种东西。那都是称呼……“百合花”,为什么你不说“谷中的百合花,沙仑的玫瑰、晨星、阿尔法、俄梅嘎呢?”是一样的……你受洗也可以说:“我奉阿尔法、俄梅嘎,初和终的名给你施洗。”那也只是一个称呼。“我奉谷中的百合花、晨星、沙仑的玫瑰的名给你施洗。”也是一样的,都是称呼。但我们知道它属于谁,可以有很多的晨星,谷中的百合花,和沙仑的玫瑰。瞧?父、子、圣灵,或魂、体、灵,或不管你想要用的什么称呼。

呐,这里有什么地方出问题了,对吗?呐,你瞧,这里有什么地方出错了。我们不能明白,因此,让我们来说说。呐,“你们往普天下去,教导万民。”呐,你们是一群很好的会众,我想要讲透这个,这样你们就能很好地明白了。瞧?因为我不知道,我很多的弟兄也许会听到这盘磁带。
30

我从未用什么人对经文的看法来划分是不是基督徒。我把它奠基在如果他们相信耶稣基督,他们就是得救的,无论他们是天主教,新教,犹太人,或是什么人。你得救是因着你由基督而生。

但你问我一个问题,“哦,伯兰罕弟兄,你会奉耶稣基督的名施洗吗?”好的。“为什么你无视父、子、圣灵的名呢?”那就是你的问题。作为你的弟兄,作为一个基督的仆人,我有责任要回答你。好的。
31

呐,因此你发现在这里,为要使这个矛盾……呐,就在耶稣这样说十天之后,在马太福音16章,我们发现彼得拥有通往天国的钥匙。“你是彼得,我要把我的教会建造在这磐石上,”等等。“我要给……我说你是彼得,我要把天国的钥匙给你。凡你在地上所捆绑的,我在天上也要捆绑。你在地上所释放的,我在天上也要释放。”

32

呐,拥有钥匙的这同一个人,在耶稣这样说之后大约十天,就转过身来说:“你们各人要悔改,奉耶稣基督的名受洗,叫你们的罪得赦。”你有没有停下来想过,耶稣会把天国的钥匙给这样一个人,而他是个心存不良,转过身来就做耶稣所说的相反的事的人吗?天上的神在肉身中彰显,会把钥匙交给一个犯像那样的错误的人吗?朝目标放的第一枪就会做像那样的事吗?不。好的,现在,只是……呐,现在注意。他不会那样做的。

33

那么,为什么他把钥匙给了彼得呢?他说的非常明白。“彼得,你不是从某个教会或某个神学院学的这个,但这是一个从天上来的启示,在从天上来的这同一个启示上,我要成就神的道,我要建造我的教会。”他晓得彼得。他不懂数学。也许彼得不懂代数,或他也不懂几何,我相信圣经说他是个无知、没有学问的小民,我相信是在使徒行传第4章,或是使徒行传第3章。圣经说“能看出他们都是无知、没有学问的小民(他和约翰,他们刚在美门医治了那个人。),但看出他们是跟过耶稣的。”

所以你瞧,他把那个启示给彼得不是奠基在他的神学思想上。也不是在他的神学经历上,因为他没有。他今天也不会。但瞧,他把那个启示给了拥有启示的那个人。因此他可以相信彼得。他也许不能相信马太,或约翰,或他们其他的人。但彼得拥有启示。
34

那时,彼得转过身来,说:“你们各人要悔改,奉耶稣基督的名受洗,奉耶稣基督的名(瞧?),叫你们的罪得赦,就必领受所赐的圣灵。这应许是给你们的。”这个起初有钥匙能打开天国之门的人,却转过身来去做耶稣说不要做的事。呐,要么是他错了,他犯了错误,没有跟从我们的主……或者他拥有真理的启示,而其他人……他拥有的启示超过了其他任何人。

35

呐,在我们回过头去之前,让我们停一下,就一会。如果这错了,为什么神还会认可,并在整本圣经中,吩咐其他所有的人,要奉耶稣基督的名受洗呢?在圣经中的每一个人都是奉耶稣基督的名受洗的。每一个人都是奉耶稣基督的名受洗的,一直到天主教会组织。在尼西亚大会,他们才形成了这种父、子、圣灵的洗礼,从一位真实的神搞出了一个三位一体的神,为要弄出他们的三位一体。

36

神从起初就知道人会堕落,所以神赐给了人自由意志,因为他知道他可以展示他的属性,成为一个父,一个子,成为一个医治者,一个救主……如果没有什么东西失丧,他怎么能拯救呢?在神里面有属性,甚至在没有一个天使或一个分子等等之前,神自己独自存在;但他还不是神,因为神是一个受敬拜的对象。还没有什么东西来让他受敬拜;没有东西来敬拜他。但他的属性要显示出来,就创造了天使。然后他就成了神。后来他造了人;赐给了他自由意志。他堕落了,那时当他堕落时,他就成了一位救主。在堕落中他就患了疾病,那时他就成了一个医治者。瞧?那彰显了神的属性。明白我的意思了吗?

呐,他也知道必定会有一些失丧的人和一些得救的人。必定会有一个虚假的洗礼和一个……他又在那里安置了一棵知识树。这里有一处,使徒行传2:38,另一处在马太福音28:19。
那是如何被启示给亚伯的?因着信心,亚伯为神献上了更美的祭物。他没有圣经来参考,所以那必定是给亚伯的启示。两个都是小伙子,如果神只要求一个敬拜,那神定该隐的罪就是不公义的。该隐建造了一个祭坛,建造了一个教会,敬拜,献上了祭物。亚伯所做的一切宗教仪式,该隐都做到了。对吗?但借着启示,亚伯,向神献上了(那是启示;你是靠着信心行走。)更美的祭物。亚伯怎么知道的,不是该隐所献上的地里出产的水果,是血导致他们离开了伊甸园。生命不是在水果里;血里含有生命。那被启示给了他,是一个启示。
在这里神把我们放在同样的根基上,跟他以前对他们所做的一样,是一个启示。呐,不可能会矛盾。
37

呐,你们所有人并不是一直都是基督徒。你们生来就是罪人。我设想一个小女孩……(我不知道你有没有做,但我是讲在这屋子里的所有人,要在这里举一个例子,这样你们就能明白了。)就说,当你们还是小女孩时,你读过爱情故事杂志。几乎所有的女孩都读过。任何一种杂志,不一定必须得是爱情故事。瞧?很好。不一定非得是一个现代的书摊故事,可能是任何故事,甚至是罗密欧和朱丽叶。瞧?为什么你……你读过爱情故事。现在我要指给你这样来看,你就可以在一个比喻中明白它了。

38

如果你拿起一本故事书,你去读它,书上说:“约翰和玛丽从此幸福地生活在一起,”哦,你就会想要知道谁是约翰和玛丽。谁是约翰和玛丽呢?哦,你只读了那本书的最后几个字,书上说:“从此,约翰和玛丽幸福地生活在一起。”你就开始想要知道,“谁是约翰,谁是玛丽?”对吗?呐,只有一种方式可以找出谁是约翰和玛丽,就是回到那本书的起头,开始读。对吗?

哦,呐,这是马太福音的最后一章。如果在马太福音的最后这里,耶稣说:“你们往普天下去……教导万民,奉父、子、圣灵的名给他们施洗,”而父不是名字,子不是名字,圣灵也不是名字,他们是谁呢?
呐,今早让我们回到约翰和玛丽的同样的根基上。让我们回到马太福音的开头去找出来。因此,回到马太福音的开头吧。好的。去看看从此幸福生活在一起的约翰和玛丽是谁。(我们还有多少时间?好的,好的。)
39

呐,现在当你们看着我时,我想要问你们姐妹和弟兄们一个问题。谁是耶稣基督的父?神才是。对吗?神是他的父吗?好的,先生。神是他的父,我们都认同这点。我全心地相信神是我们主耶稣基督的父。好的。呐,我们要看看是不是圣经也说神是他的父。

呐,耶稣说:“你们往普天下去,教导万民,奉父、子、圣灵的名给他们施洗。”我在这里摆了三盘磁带。这是父,这是子,这是圣灵。呐,你们都能看得清楚吗?
40

呐,我要来考考你们,看你是否在听我说。这个是谁?[会众说:“圣灵。”—编者注]圣灵。这里的这个是谁?这个是谁?[会众说:“子”。—编者注]呐,这个是谁?好的。我只想要看看你们是否真正清楚地明白。呐,这是神的儿子,对吗?好的。呐,这里的这个是什么?这是主耶稣基督的父。对吗?这是他的父。我相信他是童女所生,是永生神的无玷污之子。

41

神,我们的父,就是伟大的圣灵,从未……他甚至从未有过什么形状。你瞧,他是神。他只是……之前他是一颗星,分子,或原子,或是任何东西。他是涵盖所有时间、空间的神。他是永恒的。我相信耶稣是真实永活的神之子。就是在这里的这个人,我在这个盒子上写上:父。对吗?这是圣灵,这是子。

呐,让我们来读马太福音1章。呐,我们开始:“亚伯拉罕的种子,大卫的子孙,耶稣基督的家谱。亚伯拉罕生以撒;以撒生雅各;雅各生犹大和他的弟兄们。
继续向下给出了家谱。呐,为了节省时间,我们跳到家谱的最后,从……从第17节开始,“这样从亚伯拉罕到大卫共有十四代,从大卫迁至巴比伦的时候共有十四代,从迁至巴比伦到基督又有十四代。”
42

呐,耶稣基督降生的事记在下面:他母亲马利亚已经许配给了约瑟,还没有迎娶,(斯维尔姐妹,你在跟我一起读吗?)……还没有迎娶,她就从父神怀了孕。我读的对吗?哦,我读错了吗?就从谁怀了孕?[有人说:“圣灵。”—编者注]哦,我正要说。呐,他的父亲是谁?你说这是他的父,而圣经说这是他的父。她被发现怀了孕,但不是从父神来的。父神跟此没有一点关系。那是圣灵的孩子。对吗?

让我们继续往下读,看看是不是对。也许我们犯了一个错误:19节。“她丈夫约瑟是个义人,不愿意明明地羞辱他,想要暗暗地把她休了。正思念这事的时候,有主的天使在梦里向他显现,说:’大卫的子孙约瑟,不要怕,只管娶过你的妻子马利亚来,因为她所怀的孕是从父神来的。’”[有人说:“不,她所怀的孕是从圣灵来的。”—编者注。]哦!
呐,那么这里哪一个才是他的父呢?呐,如果圣灵是他的父,耶稣说神是他的父,那么他是个私生子吗?他能吗?这两个神能生出一个孩子来吗?如果是的话,那他就是个私生子了。非婚生可能是个更好点的词,但这个词的意思就是私生子。哦,那么如果他是个私生子,那我们的救恩在哪里呢?如果父神是他的父,圣经说圣灵是父,那就在什么地方又是错的了。对吗?瞧?必定有什么地方出错了。呐,我们该怎么做呢?
43

我们是在敬拜一个有两个不同父亲的,非婚生的孩子吗?一位神是……说是他的父,而圣经在这里说(或者说神的道说)圣灵是他的父。耶稣说神是他的父,而在圣经的其它地方说神是他的父,并称他是神的儿子,父神,而在这里圣灵神……

44

哦,可怜、瞎眼的三位一体论的人们!为什么三位一体这个词从未在圣经中出现过,从创世记到启示录都没有。根本没有这回事。不是三位神;而是一位神的三个职分。父神在火柱里,子神在肉身中彰显,除掉罪恶,圣灵神现在就在我们里面。是的,是的。“我要与你们同在,甚至在你们里面。”瞧?不是三位神;而是一位神。

呐,现在,瞧。你必须要承认圣灵是他的父。对吗?圣灵是他的父吗?圣经是这么说的吗?让我再来读。好的。哦,如果圣经说圣灵是他的父,那圣灵和神就是同一位,否则他就有两个父了。对吗?[有人说:“你应该废掉三位一体。”—编者注],它现在就被废掉了。从一开始就没有这种东西。从未有过这个。看到这必须要借着启示而来吗?(瞧?)
45

呐,神要么是他的父,要么就不是他的父。圣灵要么是他的父,要么就不是他的父,否则圣经就是在说谎了。所以为要得到正确的启示,你要看彼得是否得到了我所得到的同样的启示。呐,瞧,父神和圣灵是同样的圣灵,否则他就有两个父了。他不能被想像成父神,是一个圣灵,而圣灵神,是另一个圣灵。否则他就有两个概念了。瞧?所以神不可能是那样的。完全不是那样的。要么这个是正确的,要么那个是正确的。

如果这是三位神,而这两位神……如果这两位神,一位是父神,另一个是圣灵神,那么他们中的哪一个才是他真正的父呢?有问题吗?[有人说:“圣灵和神是一位。”—编者注]现在你们明白了。就是这样。好的,呐,是一位。好的,现在……
46

呐,我们要看看马太福音28:19是怎么说的。呐,让我现在再来读一遍,18节:

耶稣基督降生的事记在下面:他母亲马利亚已经许配给了约瑟,还没有迎娶,她就从圣灵怀了孕。
好的。
她丈夫约瑟是个义人,不愿意明明地羞辱他,想要暗暗地把她休了。
正思念这事的时候,有主的天使在梦里向他显现,说:“大卫的子孙约瑟,不要怕!只管娶过你的妻子马利亚来,因为她所怀的孕是从圣灵来的。”
好的,我们发现这两个必定是同一位。
47

好的。

她将要生一个儿子,你要给他起名(什么?这就是这个人,耶稣。好的。)……给他起名叫耶稣,因他要将自己的百姓从罪恶里救出来。
这一切事成就是要应验主借先知所说的话,说:
必有童女怀孕生子,人要称他的名为以马内利(对吗?),翻过来就是:神与我们同在。
呐,父、子、圣灵的名是什么?[会众说:“神。”—编者注]神是一个受敬拜的对象。你们说他的名要被称为什么?[会众说:“耶稣。”—编者注]是的。他的名是什么?“以马内利”翻过来就是“神与我们同在,”你瞧。那意思就是“神与我们同在。”瞧?那意思不是说……那可能是任何一位神与我们同在,你瞧。但这翻过来……与我们同在的这位神叫什么名字?
他的名字要被称为耶稣。
48

因此当彼得说,之前马太福音说给他们施洗要奉……呐,从此幸福地生活在一起的玛丽和约翰是谁?瞧?你明白那是谁了吗?后来彼得转过身来说:“受洗要奉……悔改,奉耶稣基督的名受洗,”哦,他完全做了马太福音……如果他说:“父、子、圣灵,”那从思想上来说都是不正确的了。

呐,“伯兰罕弟兄,为什么你要奉耶稣基督的名施洗呢?”呐,让我们现在转到这里看一下。呐,谁有天国的钥匙?[有人说:“彼得。”—编者注]呐,是谁在五旬节那天说话的?他说:“你们各人要悔改,奉耶稣基督的名受洗。”呢?[有人说:“彼得,”对吗?—编者注]好的。然后那钥匙锁上了,“你在地上所捆绑的,我在天上也要捆绑。”对吗?“你在地上所释放的,我在天上也要释放。”对吗?
49

呐,在地上有多少个种族?有三个。含、闪和雅弗的后裔。呐,就是犹太人,外邦人和撒玛利亚人,瞧。好的。他们都是从这三个儿子而来的,愿神原谅我这样说,“如果圣经是对的。”因为那是……出了那三个儿子,地上所有的人都被毁灭了。我们的世代完全是从那里繁衍而来的。

呐,那三个博士去见耶稣。天文学上说他们跟从着三颗不同的星,那三颗星汇合到了一起,形成了一颗星。你瞧?那三个是一个,总是那样,明白吗?
呐,神的三个属性成为了一位神,神不是父、子和圣灵。不是三位神。耶稣……腓力问了那个问题,他说:“主啊,求你把父显给我们看,我们就知足了。”约翰福音14章。
他说:“腓力,我跟你同在这么久,你们还不认识我吗?”他说:“你们看见了我,就看见了父。”
50

呐,有一天,我把这个解释给一些妇人听,一个妇人说:“请等一下,伯兰罕弟兄。他们是一位,是的。就像你和你的妻子是一体一样。”

我说:“但那是不同类型的一样。”
她说……我说……“哦,”她说:“他们是一样的,就像你和你的妻子是一体一样。”
我说:“哦,不,瞧。”我说:“你看见我了吗?”
她说:“是的。”
我说:“你看到我妻子了吗?”
她说:“不,我从未见过她。”
我说:“那就是耶稣所说的,你看见了我,就看见了父。所以他们是不同类型的合一。”瞧?我说:“你看见了我,但你没有看见我的妻子。但当你看见了耶稣时,你就看见了神。”他彰显了神。他是一个由童女所生的子。父神,就是圣灵,住在他里面。
51

呐,有很多三位一体论的人竭力在说……不久前,我跟人在争辩这个。我发现那没有任何益处,因为除非神在创世之前就预先知道他并召了他来,没有人可以到神面前来。“父所赐给我的人必到我这里来,”耶稣说。瞧?

这个人竭力在说……他是个非常顽固的三位一体论者,他站在那些人面前,说:“我宝贵的朋友们,伯兰罕弟兄是一个非常好的人。”瞧,你从那里就可以看出,我知道有什么事要发生了。
耶稣说:“你们假冒伪善的人,你们怎么能说出什么好话来呢,因为你们心里所充满的,嘴上就说了出来。”瞧?
那样只是为要讨人们的欢心,他说……那是一个来自基督教会的人,一个所谓的基督的教会。当然他们几乎反对所有从圣经而来的真实教导,你不能称他们……我不是有意要说什么话来反对在这里的那些人,但那些传道人就是那样,但愿你们能原谅我这个表达,“好像爱尔兰的猫头鹰:全都是大吹大擂而没有实际内容。”所以那差不多就是那样的,你瞧,只是一个……他们没有什么东西可以靠着站立的,那就是现代的法利赛人。
52

呐,他说:“但伯兰罕弟兄就像是一个……在这场讨论中,他就像柠檬中的虫子一样把一切都搞乱套了。”他说:“我想要让他把这个也搞乱。”(当然所有的辩手都会把中心点放到最后一刻。)那时,他说:“在马太福音3章的洗礼中,出现了三个人,完全是三个完全分开的人,子站在岸上,圣灵像鸽子落在他们中间,父神从天上说话。”

我说:“先生,这就是你的中心点吗?”
他说:“我想要听你把这个也搞乱。”
我说:“先生,你回过头去,照着圣经所写的读一下。”我说:“只有一件事;你对人们曲解了经文。”我说:“那要比用饿死的鸡的影子所做的汤更稀。”我说:“哦,你只是……弟兄,你把它搞错了。你在对人们曲解经文。”我说:“呐,瞧这里,这位弟兄是怎么说的。”
53

呐,我要像这样演示一下,像我拿这些,父、子、圣灵。呐,这里的这个是圣灵。那里写着“子”,这里写着“父”。呐,注意看他们是怎么读的。“耶稣受了洗,随即从水里上来,天忽然为他开了,他就看见神的灵仿佛鸽子降下……有声音从天上出来,说:这是我的爱子,我喜悦住在他里面。”我说:“瞧,三幅完美的画面,子在地上,圣灵像鸽子在中间,父从天上说话。如果你没有神的启示,如果神不施怜悯给我们的话,看到魔鬼会怎样站在那里欺骗一个人了吗?”我们真该感恩。

他在使经文说一些圣经没有说的东西,就好像在马太福音28:19,使它说一些圣经没有说的东西。耶稣从未说:“给他们施洗……”他从未说:“奉父的名,子的名,圣灵的名给他们施洗。”他说:“奉父、子、圣灵的名给他们施洗,”那名就是耶稣基督。
54

呐,让我们用这个图解。呐,让我们来看。你们可以把这节经文写下来,马太福音3章这里,最后的3或4节。呐,[一个妇人说话—编者注。]那没问题。她会得到的。你可以自己去学习。我会把经文给你,这样你就可以自己去学习了。呐,瞧,注意。

呐,他们说子站在岸上,这是圣灵神,像一只鸽子,在他们中间;父神从天上说话。呐,这看起来好像是弄出了三个完全不同的声音和三个不同的地方。呐,注意。呐,当耶稣受洗之后……
55

呐,我们知道,“天上”的意思就是上面,大气层,无论是什么,都是在天上。呐,“耶稣受了洗,随即从水里上来,天开了,他看到神的灵降在耶稣身上……”我想他们说神在天上说话。“神的灵仿佛鸽子……”那鸽子就是神。瞧?我们在这里刚讲过了。圣灵和神是同一个人。瞧?那只是一个称呼。瞧?他看到了神的灵。不是另一个神在天上说话,而是神的灵在鸽子的样式中。那就是圣灵,也是神,是同一回事,明白吗?

56

神的灵仿佛鸽子降下,一个声音从天上(那就是在他之上)说:“这是我的爱子,我喜悦住在他里面。”(实际上,正确的翻译是……他们把动词放在了形容词前面,好像所有的外国人一样……“这是我的爱子,我喜悦住在他里面。”或“我喜悦在他里面居住。”“我喜悦住在他里面。”)那是神进到了耶稣里面,在他里面是神一切的丰盛。那就是你的父、子和圣灵,在耶稣基督这个名字里面。

是的。你们明白了吗?没有,在圣经中没有任何地方说到了三位……三位神。根本没有这回事。那完全是异教。那是从异教来的。是的。哦,肯定是的,好像地狱一样是无底深渊。瞧?根本没有这回事。怎么说?[有人说:“葛培理需要这个。”—编者注]哦,他不会……
57

瞧,听着。那只启示给了那些神所呼召的并借着他的预知而被预定的人。“我的羊听我的声音,”瞧?看看站在那里的那些犹太人,都很有学者风度,耶稣借着弥赛亚的迹象向他们显明了他就是弥赛亚。他们说:“他是别西卜。”他们都是瞎眼的。是的,一个衣衫褴褛的小牧羊人或一个在河上的渔夫说……他们认识他。瞧?他只是……神有行事的方式,我们必须要按照他的方式。你应当为你的眼睛被打开能看到真理而感恩。

呐,我挑战任何人(不是为了争吵)来找我坐下来,指给我看圣经中哪个地方写到三位一体过,哪里写到有三位神的。如果你指给我看三位神,我就指给你看我们是在黑暗,异教和无信仰之中。只有一位神。
神,父神,我们的确相信这点。他在天上……在一切之上。在这里的山上,当神降在那座山上时,哦,甚至牛碰了那山,都必须要被杀死。那是父神。但他想要与属他的人再回到交通之中。他竭力要让人恢复到在伊甸园里失丧的位置上。
58

呐,神接下来所做的,那时父神荫蔽了一个叫马利亚的童女。血红素(你是个护士,知道这点。),血细胞是从男性来的。因此有人说:“我们是靠犹太人的血得救的。”在那个婴孩里面没有一滴母亲的血。婴孩躺在母亲的血中,但血细胞是从男性来的。所以他既不是犹太人也不是外邦人;他是神。是一个创造的血,不是借着性的欲望,而是一个创造的血……明白我的意思了吗?因此是神的血拯救了我们,一个无玷污的血。

他创造了自己。我的意思是他改变了自己的形像,从神成了人,降下来,由童贞女马利亚所生;圣灵(就是神,他的父,荫庇的那位。)下来,扩张他的帐幕,以人的样式与我们同住。那是子神,是父神的那同一位神。“不是我在行事。是住在我里面的父在行事;他在行事。”瞧?[有人说:“在我里面。”—编者注]是的。
父住在帐幕里……“这是我的爱子,我喜悦住在他里面。”马太福音3章。瞧?“我喜悦住在他里面。我很喜欢住在这位里面。”居住,那就是占领,进到房间里住在那里。“神一切的丰盛都有形有体地住在他里面,”经上说。是的,那是不可见的神的可见的像。呐,那就是他。呐,那是父神,也是神子。
59

呐,借着打破那个血细胞……当时在旧约中的老祭司,在旧的秩序下……一个罪人会牵来一只羊。他按手在那只羊身上;羊的喉咙被砍断,因为他犯了罪,这只羊为他的罪死了。呐,希伯来书上说,他出去之后,还带着他进来时的同样的犯罪的欲望。如果他杀了人,他回去之后还带着同样的欲望,仇恨。因为当那只羊的血细胞被打破后,在羊里面的血细胞是动物的生命。那生命不能回来住在人的生命里面,因为动物的生命没有魂,但人的生命有魂。明白吗?

动物没有魂。它不知道对与错。它不需要穿上衣服来遮盖它的赤身,会说很坏的话语,你们明白我的意思。瞧?他们,他们不知道。他们跌倒是因为他们在我们之下。瞧?人超越所有动物的生命,因为他们是动物的神。是的。
在起初,因为是亚当给他们命了名,并有权柄管辖他们。在创世记1:26,他掌管着全地。他是照着神的形像造的,是被造成的一个小一点的神。耶稣是这样说的。他说:“你们的律法不也说你们是神吗?如果那些神的道临到的人都称自己是神(就是先知们),当我说我是神的儿子时,你们怎么能定我的罪呢?”瞧,就是那样。
60

呐,在这里,父、子、圣灵……之前他住在火柱里面,后来下来给自己造了一个身体,给自己造了一个人的帐幕,并住在里面,神住在了我们中间。提摩太前书3:16说:“大哉,(保罗说的)敬虔的奥秘,无人不以为然,就是神在肉身中显现……”造物主成了救主。在布斯•克里本所写的那首伟大诗歌中:“伟大的创造者成了我的救主,神一切的丰盛都住在他里面。”瞧?

61

呐,注意。父,他是天父,在我们之上,我们甚至都不能去到他所在的地方。后来他成了子,我们可以触摸他,感觉到他。他成了一个人。后来,他献上了他的生命。当一个残忍、罪恶的罗马人的长矛穿透他的心脏时,那个血细胞被打破了。他的血和水因痛苦而分离了。痛苦打碎了那个血细胞,是因着人类的罪。我们过去常唱一首歌:

何等宝贵的爱,天父赐予了亚当堕落的族类。
让他的独生子受苦,借着他的恩典救赎我们。
62

呐,在那里,那个血细胞被打破了。呐,当我们借着信心按手在那个颤抖的神的羔羊身上时,感受到他的身体在为我们震颤发抖,我们的手沾满了他的血,我们的魂……那在他里面的生命不仅仅是一个人,也不是一个动物;那是神。所以那生命回到了那位被认可的人身上,成了一个儿子或一个女儿,一个神的种子。瞧,那是神的生命。我们借着那个破碎的血细胞耶稣基督而成了神的儿女。

呐,因此,那是什么?神回到了他的子民中间,像他在伊甸园里一样与他们交通。瞧?那就是你,神的儿女。这岂不美妙吗?神回来……
63

呐,现在我们要讲完洗礼,然后我就必须要走了。呐,从那时候,第二次讲到洗礼是腓力下去向撒玛利亚人传道。使徒行传8章,我相信是的。是的,使徒行传8章。在第7章,司提反被石头打死了。我想是使徒行传8章,腓力下去向撒玛利亚人传道。他们每一个人就都奉耶稣基督的名受了洗;但圣灵还没有降在他们任何一个人身上。

彼得拥有钥匙。他必须向那个世代的人打开门。那时,当他下去……圣灵还没有降在任何一个人身上,他们就奉耶稣基督的名受了洗。彼得和约翰下去,彼得按手在他们身上,他们就领受了圣灵。
64

呐,有一次,彼得在硝皮匠西门家的房顶上,他看到了一个异像。因为外邦人哥尼流……那时是犹太人,撒玛利亚人,现在是外邦人了。彼得在房顶上,在吃饭前休息了一下,当到了他们吃晚饭的时候,他看到一张床单放了下来。地上一切的不洁的爬虫都在里面。那时,当他看到那些时,他听到一个声音说:“彼得,起来,杀了吃。”

他说:“不洁净的物从未入过我的口。”
神说:“你不要称我说是洁净的东西为平常和不洁。”瞧,那是指外邦人。
然后他就从异像中出来了,那时就有两个人站在门口,邀请他过去。圣灵告诉他说:“起来去吧。什么都不要想,只要跟他们走吧。”他就去到了哥尼流家中。他聚集……
哥尼流是个百夫长,他把他的人都叫到了一起。他们都在那里,彼得向他们解释所发生的事。哥尼流告诉他说,他看到了一个天使,告诉他说去请西门来,就是在一个硝皮匠西门的家里。当彼得还说这些话的时候,圣灵就降在了一切听道的人身上。彼得说:“既看到他们领受了圣灵,跟我们一样,谁还能禁止用水给他们施洗呢?”他就吩咐他们奉耶稣基督的名给他们施洗。
65

呐,使徒行传19章,如果你们想要……姐妹,如果你们想要记录下来的话,就是在使徒行传10:49那里。瞧?使徒行传10:49,好的,10:47,一直到这章的最后,去读一下。

然后他们翻到使徒行传,使徒行传19章……又提到了受洗。保罗……呐,那使得每一个人……
呐,他们只受了一次洗礼,是起先由施洗约翰施洗的。他们都在那里受了洗。他们……但他们不是奉耶稣的名受洗的,因为那时他们还不知道他是谁。瞧?但后来,耶稣在马太福音28:19说:“奉父、子、圣灵的名给人施洗,”向他赐予钥匙的那个人做了表述,他拥有关于那一切事的启示,从天上来的启示……
66

这就是你们现在所得到的,从天上来的启示来把一切弄直。只要你能单单持守住那个,你就能击中目标。它是完全瞄准的。那它就会击中靶心。彼得看到了异像,瞄准了。这也会成就的,这会把一切再带回去。这枪就打在了它应该击中的地方。瞧?

呐,后来,保罗成了外邦人的使徒。对吗?他是外邦人……因为神把他差派给了外邦人。呐,那时每一个人都是奉耶稣基督的名受洗的。每一个人。犹太人,他们是奉耶稣的名受洗的吗?使徒行传2:38。撒玛利亚人,使徒行传8章。他们是奉耶稣的名受洗的吗?好的。外邦人?在使徒行传10:49,他们也是奉耶稣的名受洗的,不是吗?
哦,呐,有一些人出现了,他们不是奉耶稣的名受洗的,然而他们已经受过洗了。“我想那已经足够了。所以别管他们,因为他们已经受洗了。那有什么区别呢?已经受过约翰的洗了。”我们想要,我们想要看看这是不是必要的。赞美神。
67

使徒行传19章,保罗经过了上边一带地方,就来到了以弗所,他发现了几个门徒。呐,在那里有一个年轻的浸信会传道人,他的名字叫亚波罗,那是……应当是亚波罗。他是个有大名声的人。呐,使徒行传第19章。他是个有大名声的人,就像一个真正的浸信会信徒一样,他借着圣经证明耶稣就是基督,都是按照圣经。他们在那里有一个复兴,一个大复兴。

保罗刚因为从一个算命的人里面赶出了污鬼而被投进了监狱。那时他和西拉……有一天晚上,他们在那里祷告并唱赞美诗,主就下来,震动了监牢。然后,在他被释放之后,就出去找到了百夫长,并为他和他的妻子施洗了,按照保罗的惯例……当然,他们是奉耶稣的名受洗的。后来,他们把百夫长和他的家人带到外面给他们施洗……保罗就继续上路了。
68

他去了亚基拉和百居拉那里,他们是制造帐篷的,是他的朋友,回转信了基督。他们跟那些浸信会的信徒一起参加了在那里的那个复兴会。(就在你们所读的地方,在18章,就在前面那章。)所以那时保罗经过了以弗所上面的海岸。他发现了几个门徒。他们都是门徒。他们是浸信会的,都是很好的传道人等等,借着圣经证明耶稣就是基督。他对他们说:“你们信了以后受了圣灵没有?”

69

呐,你们三位一体论的弟兄姐妹过去怎么能喜欢把那个塞进浸信会当中,但我想要知道我们能否把那个再塞回去。你想要说:“呐,你们浸信会的人,我以为你们说当你们相信的时候就领受了圣灵。”

保罗说:“你们信了之后受了圣灵没有?”
这些人很诚实。他们说:“我们还不知道有圣灵。”
呐,如果受洗没有什么分别的话,水洗,如果那没有什么分别,那为什么这个使徒还会问这个问题呢?他说:“那你们受的什么洗呢?”
哦,他们也许会这么说,“我们已经受洗了。”他们说:“我们已经受了约翰的洗。我们都很满足。他是为耶稣基督施洗的同一个人,也是在同样的水中。是的。”如果你是受了约翰的洗了,而且是耶稣受洗的同一个水源,你也会认为那足够好了,不是吗?
70

但记住,那些钥匙被锁在了天上。在五旬节那天,彼得打开了它们。是的,先生。是的,先生,明白吗?那是个奥秘,现在被隐藏了。“你们在地上所捆绑的,我在天上也要捆绑。这是启示。只能借着这启示而来。瞧?”如果他……

保罗说:“但那不管用了。你们信了以后领受了圣灵没有。”他说。
说:“我们不知道还有圣灵。”
保罗说:“那你们受的是什么洗呢?”换句话说:“你们是怎么受洗的呢?”
它们说:“我们已经受洗了。哦,是的,先生。使徒保罗先生,我们已经受洗了。我们受的是施洗约翰的洗,就在耶稣基督受洗的那同一个泉源里。如果他有足够好,能为耶稣施洗的话……伙计,我告诉你,那对我来说也足够了。哈利路亚!”
如果他们那样做了,他们就永远得不到圣灵了。但保罗说:“你们信了以后领受了圣灵没有?”
他们说:“我们不知道还有圣灵。”
他说:“那你们受的是什么洗呢?”
他们说:“是约翰的洗。”
保罗说:“约翰所行的只是悔改的洗,你们当信那在以后要来的。”那是指耶稣基督。当他们听了那话,就奉耶稣基督的名受洗。那就使那群人成为了这群人。他们按手在那些人身上,他们就说方言又说预言。
71

呐,我可以找出,在圣经中的每一节经文,在圣经中的每一个人,都是奉耶稣基督的名受洗的。我要给任何人,任何历史学家这个任务:如果你能指给我看一节经文,说在圣经中有谁(在新教中,当然他们不是在旧约中受洗的,是在新约里)曾受洗,有什么人是奉父、子、圣灵的名受洗的,有一个地方说到他们是奉的父、子、圣灵的名,那我就回转。

72

如果你……我要给你看……如果你能指给我看一节经文,写着有谁是奉父、子、圣灵的名受的洗,或有任何一处历史写着有谁是受洗……直到天主教会命定和设立了规矩,那是在主后六百年……是325年,主后325年……三百二十五年,在所有使徒之后,每一个人都是奉父、子、圣灵的名受洗的,哦,是都是奉耶稣基督的名受洗的,直到325年。

然后,他们建立了组织,在组织中……天主教会是所有组织之母。神从未组织过任何一个教会。但在那里他们用父、子、圣灵的名取代了,因为三位一体……他们有很大一群人归入到了三位一体论中,还有很大一群人归入到了一神论中,两群人都是错的。瞧?使用那些父、子、圣灵的名的称呼受洗的无知的人,就承认他们是天主教徒并否认圣经上所说的。
73

呐,我的弟兄们,和你们听这磁带的人,“我相信你是因着无知才这样做的。”不要把这磁带丢掉了,这些妇人把这磁带给了你们;但你自己应当坐下来,学习一下,找找看。如果你不是……如果你是神的孩子,那你肯定会对这磁带大感兴趣的。

在古时,主的道总是临到先知。他们称那些人是先知的原因是因为他们拥有对神道的解释;因为他们是被神所差派的,有神迹奇事伴随着他们来证明。神在他的圣经中说:“在你们中间若有先知,如果他所说的事是不正确的,没有成就,你就不用怕他。但如果成就了,你们就要听从他,因为我与他同在”。“先知”这个词的意思就是对神话语的属灵解释者。神迹奇事使神的道彰显就是先知出现的迹象。呐,我们相信预言的恩赐跟这道联系在一起,是同样的……
74

呐,不久前,也许这同一个人某天也会听到这盘磁带,这样的事发生过。就是一神论的斯梓姆弟兄。呐,你们很多听到这盘磁带的人都会说:“伯兰罕弟兄是一神论的。”我不是。我认为你们一神论和三位一体双方都是错的。不是要与众不同,而是要一直走在路中间。

就象以赛亚说的,以赛亚35章说:“有一条大路。”你们拿撒勒派的弟兄们,等等,你们说。“那条圣洁的大路。”对不起。圣经没有说是圣洁的大路。圣经说:“有一条大路和(”和“是个连接词)一条路,那条路要被称为圣路。”不是圣洁的大路。这条路是在路中间的。每一边都可以找到仆倒的人。那就是你们一神论的弟兄们去到一边,三位一体论的人去到了另一边,而真正的真理就摆在路中间。
75

呐,注意这里。唯愿你们现在能明白,我要把这三样东西摆出来。呐,我要照着马太福音所说的,指给你们看两个人说的是同样的东西。但三位一体的人借着……我讨厌这么说,不想要说这个,但我不想要照着圣经所说的来说那是“因着无知,”但我的意思是借着错误的解释……弟兄,你无法让那个行得通。你永远无法使它行得通。直到你回到启示上,那样整本圣经才会正确运行。

76

呐,瞧这里,我的姐妹们,和你们在现场的弟兄们,马太福音说:“父、子、圣灵。”呐,如果你们都去找来精确原文的希腊译本(是来自梵蒂冈的原文希腊译本。碰巧我有一本;我想现在这书脱版了。)或是其他希腊译本,使徒行传2:38的准确翻译是,彼得说:“你们各人要悔改,奉主耶稣基督的名受洗。”英皇钦定本只是说:“奉耶稣基督的名。”但在精确原文译本中说:“奉主耶稣基督的名。”

呐,你们一神论的弟兄只是奉耶稣的名受洗,有很多人叫耶稣的;但只有……他生来就是基督,是神的儿子。那就是他的名字,他的本相。“基督”的意思就是“受膏者。”弥赛亚,基督。呐,“耶稣,”八天之后,当他受割礼时,他被起名叫耶稣。他就是我们的主。所以他是我们的主耶稣基督。那就是他的本相。
呐,呐,所以你瞧,彼得拥有我竭力想要告诉你们的真理,现在看这边的这些盒子:父、子、圣灵。那就是马太所说的。十天之后,彼得说:“主耶稣基督。”呐,你看,那三个称呼不是三个名字,而是一个名字的三个称呼。
77

呐,瞧。马太说:“父”。对吗?但彼得说:“主。”呐,大卫说:“主对我主说。”呐,他们两个人都说了同样的事,不是吗?“主你的神是独一的神”这是真理。是的。呐,彼得说:“奉主的名,”而马太说那是对主的一个称呼,就是“父”。他就是主。好的。

马太说:“子。”这位子是谁?“耶稣,”彼得说。对吗?好的。呐,马太说:“圣灵。”彼得说:“基督,”就是圣灵,从神而出的罗各斯。瞧,父,子,圣灵,就是主耶稣基督。整件事完全是主耶稣基督。所以它们都是称呼,而不是……就是那样。我希望我们有多点时间深入来讲,但时间太晚了。我们能低头祷告一会吗?
78

我们的天父,你知道我们不是想要……想要在这里说一些东西使人们混乱。父神啊,我们竭力要把混乱从他们的思想里拿走。毫无疑问,将会有可爱的好基督徒弟兄们,传道人们,三位一体论的信徒听到这磁带。我们的姐妹也许会去给她们的牧师播放磁带。父啊,我祈求你不要让我的弟兄们认为我试图要扮演一个什么都知道的角色或什么的。但主啊,我很感恩,你赐给了我们这道的启示。

79

对他来说,我竭力要像一个基督徒弟兄,从未在人们中间提到过这个,只是要继续向前,因为,主啊,我相信他们是你的儿女。但他们在圣经中发现了这些看似矛盾的东西,他们从中搞出了一个大的争论。神召会的不跟一神论的一起团契;一神论的被称为……这是我们在这个聚会中跟一些弟兄们一起团契时知道的。我们在每一个聚会中都会听到。

但主啊,我们知道他们都是你的儿女,但他们搞出了一个大争论,弄出了分裂,砍断了联系。神召会的不愿意跟他们有任何联系,他们不要跟神召会、神的会等等有任何联系。他们每一个这样做时,父啊,我认识到他们是来划下界限,要固步自封,成为组织。你会对两个组织怎么做呢?把它们束之高阁,它们两个就都死掉了,完全死掉了。
80

主啊,让这些内心诚实的人明白。我无法打开他们的眼睛。你是唯一能那样做的那位。借着耶稣基督的启示,我摆出了你的真理,这是与道联系在一起的,是神的道,这使它成了真实的道。我祈求他们不会有误解,而是愿意爱你,并用他们毕生的年日来侍奉你,行走在光中。主啊,求你应允。

我为这些女人祈求。我祈求每一个人都能明白这个,愿这不会让他们混乱,而是让他们对神的启示更加饥渴慕义。父啊,求你应允。现在,我把这个交托给你,愿你照着你看为好的,亲手来成就。奉耶稣基督的名。阿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