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1211M 十个童女

1

早上好。很高兴今天早上又能在这里事奉主。外面天气不太好,哦,但是里面真的很好。这一次我们可以说,从里面往外看比从外面往里看更好,对吗?

昨晚我休息得很好,今天早上感觉好多了。昨晚我们过得非常愉快,不是吗?愉快的时光!我很感激。我们有……这聚会就好像在什里夫波特市的那次聚会;几乎是随着圣灵一直继续地运行下来。所以我们很高兴,非常感谢神的美善和怜悯,还有你们会众的合作,把自己的灵交托给神,这样他就能引导和带领我们。
2

看,如果你面对一群有怨恨的听众,圣灵根本就不会启示。你必须有什么东西,能同心合力。门徒曾聚集在一处,同心合意,于是,从天上就有响声下来,好像……瞧?但你们若有……不管我怎么竭力祷告,昼夜在主面前又查考又祷告,走到这里,可能恩膏在我身上,走到上面来,但如果感受到有那种怨恨,瞧?他就……他就马上会感到担忧;不会有任何启示了。但当你在恩膏下走到这里,也感到你的听众也在恩膏下,这时,圣灵就会开始作工,就会开始运行,为我们行出大事。瞧?

3

这点我还没有跟牧师讲;我一听到在唱“只要相信”,就跑了进来,看看他今早是怎么安排的。呐,内维尔弟兄,这么说吧,我开始讲这堂小课程,如果十一点左右能讲完,那你就接过去,继续讲。怎么样?[原注:内维尔弟兄说:“好的,但不要中断那个恩膏,只管讲吧!”]哦,我相信这恩膏已经有了,恩膏也在这后面。他是个……

4

哦,内维尔弟兄总是……对以前没有来过这里的陌生人,他是一个和蔼的人(我不是当他的面说这话),他总是那样。他总是读了又活出经文来,“要彼此推让,”[罗12:10]一直在基督里,一直都推让。从我认识他起,他就是这样;不是到了伯兰罕堂这里才这样,而是从我认识他起,许多年前他就是这样了。

我相信,我记得第一次见到内维尔弟兄,认识了他,是有一次我去卫理公会教会听他讲道,在霍华德公园,很多很多年前了。从我认识他起,我想,已经有二十年了,或者更长。那时,他是一个……他也在做工;哦,我想,他曾在亨利维尔的林业部门工作,一直到最近;他是从那里来的,他做工维持生计,又一边传道,我也是这样谋生的,直到最近;后来,我们就不再做别的事,开始专心于这个事工。所以我对此很开心。我很开心,因为我们有了新老板,你呢,内维尔弟兄?是的,先生。我的确喜欢他。是的,先生。我对他感到太满足了。
5

呐,我相信他们要停掉主日学课程了。是的。孩子们的主日学课程,他们要停掉了,因为房间的隔板拆掉了,这样,教堂就能一直通到后面。

6

呐,今晚我们要讲最后这个伟大的老底嘉时代。昨晚我们讲了非拉铁非时代,一直讲到了老底嘉时代的开始和重叠的部分。接着,神就把那些时代之间的伟大奥秘给我们启示了,有“敞开的门”、“略有一点力量”、“遵守我的道”、“有了我的名”等。[启3:8]在所有那些小事上,神是怎么奇妙、真实地向我们显明了,为此我们非常非常地感谢神。

7

不要忘了,如果我们中间有哪位生病的来访者,我们将在下个星期天为病人祷告,就是一个星期后的今天,主若愿意的话。那将是……你们注意到我总是喜欢加上一句“主若愿意”。圣经说要这样做,“主若愿意。”[雅4:15]我们还不知道;主还未告诉我,我会在这儿,或教会的人会在这儿,或我们都会在这儿,或别的。如果那是他的旨意,我们就会在这儿。你瞧?如果不是他的旨意,当然,我们就不会在这儿了。

8

内维尔弟兄会接着在布告牌上作些通知,还有其他人,我想,是这里的弟兄和管布告牌的人会作通知。所以,星期天早上尽量早点来,因为我们预计会有一大群人来这里接受祷告,所以我们都要来。好的,让我看看,如果有像这样的一大群人,最好是发祷告卡,因为他们会那样挤在一起,像那样一个挤一个,等等。我想,如果能有次序,一个接一个地过来,你知道,人群就不会出现混乱。

呐,直到叫着你的祷告卡你才上来。只要坐在位子上,如果你病了,身体不舒服,你也不用站在长队列中。等到你的卡号被叫到了,就上来接受祷告,再走下去,另一个人又上来,像这样。我更喜欢这样。通常我让小伙子们放几张椅子,有人等的时候,如果身体不舒服(因为一次就叫了好几个上来),如果他们身体不舒服,瞧,就让他们……让他们坐在椅子上,坐在椅子上等,等到卡号被叫到了,才来接受祷告。
9

我确实相信神的医治,它是圣经中最重要的教义之一。但神的医治并不单单局限于神的医治。神的医治只是说到有一位神要再回来。神的医治所指的是什么呢?它是我们复活的凭据。如果没有神的医治,就没有复活。瞧?如果没有圣灵现在为我们施洗,将来的世界就没有永生。

圣经说:“这是我们得救的凭据。”[弗1:14]你们知道什么是凭据吗?就是定金。看到吗?如果你下去买一个,比如说,你买一片农场,他们要你付一万美元,你先付二千美元,这就是你的定金,人们把它叫做定金。呐,如果这个圣灵的洗只是将来之事的定金,哦,那么,当我们得到全部价钱时,它会是什么呢?它将是荣耀的。
10

呐,今早,若主愿意,我们要尽量把教会时代之间的那些事连起来讲(就是这里的这一些),有一些东西穿插在这里,如:十四万四千人、余剩的人、睡着的童女、聪明的童女、圣灵的印、兽的印记等等这些事,到了这时代的末了,全都集中在这个地方;因此,我们应当把这个冬天剩下的时间拿来,把这些东西挑出来讲,把《启示录》拿来讲,看看经文是怎么串在一起的。

11

你有没有注意到,文明也是照着同样的路线发展的,伍德弟兄?人的感官还是一样的;他有六个感官,哦不,是五个感官;六千年前从他出现在地上时就有了。但就在最后这里,最后这一小段,最近的一百年……瞧,过去他来,是坐着牛车慢慢地移动。但从牛车以后,在过去的一百年里,他从牛车到了火箭,每小时能飞将近两千英里。从牛车到火箭,他的速度提升得有多快啊。你看,那只是最近几年的工夫,我说,瞧,还不到五十年呢。

12

我小的时候,住在这儿的尤蒂卡派克,他们有一种旧的……有个叫埃尔默·弗兰克的人过去常住在这儿。他可能是个律师。他在那里娶了一位年轻女子,那时我爸爸还在为这女子的父亲做工;这女子名叫露西尔。他有一辆那种带曲柄的汽车,你要从车上下来,像这样转动曲柄,汽车只有一个档位。有个橡皮作的大家伙当作喇叭,你要这样鸣喇叭。他们说,那汽车每小时能走19英里的惊人速度。呐,爸爸就下去,从马车上装了一些沙下来,把沙带到上面去,装在麻袋里,这样他就能把车停住,看看车是不是真的每小时能跑19英里。瞧?但你也该看一看那些路,它只能这边走10英里,这边上下又走9英里。所以你把它们合起来,就得到了每小时19英里。

13

我记得,我们所有孩子,那时大约是五个,妈妈给我们洗完澡后;我们都趴在栅栏上听。我们听见车从几英里远过来,到了这里,“嘟,嘟,嘟,嘟。”大家都停住,拉住马,从马车里下来,你知道,像这样拉着马。那东西从路上过来,哇,真是个令人惊奇的家伙。我在想,那早已过去了,那时我大约七岁。瞧?那大概是1914年,我在想,从那以后事情发生了多大变化啊。看,那只是最近四十年左右的事。你看,人类用了六千年做这一切事,都在这儿了。因为圣经说人会这样做,“末时,必有多人来往奔跑,知识就必增长。”[但12:4]

14

你想过《那鸿书》里说的吗?四千年前,他就看到芝加哥城的外围车道了。他早看到了。他说:“车辆在宽阔处奔来奔去。”[鸿 2:4]呐,我到过一些古老的国家,像在奥斯陆等不同的地方,他们的街道几乎没有走路的地方,城里的马路宽度只够一辆马车通行。宽度可能只有这里到那堵墙那么长,他们的街道就这么宽,街道宽度只够一辆马车通行。但你看,那鸿说:“那是宽阔的路。”他说:“它们飞跑如闪电,”就是这些车辆。“形状如火把,”就是车上的灯。又说:“车辆挤来挤去,”就是车祸。那位先知超越了时间,在那里看见了四千年后的事,看见了将要来的事。想想这一点:默示。

15

但我们已在末时了,朋友们。它只是……圣经也是这样,因为这一切事正在发生,所有的经文在这末时都摆在这里了。今早我在想,若神帮助我们,我们要尽可能多多地把这些事串在一起讲。然后,今晚讲最后这个伟大的老底嘉教会时代,它怎么样得到了信息,然后又离开,对它的信息不予理睬,直接进入到不冷不热的境况中,以致神从口中把它吐出去。瞧?换句话说,就是神想起它,都令他作呕。神说:“我必从我口中把你吐出去。”

16

呐,我在这里记下了一些经文,是我今早要作参考的。但我不知道,我们站立,祷告一下,会不会太困难?

我们仁慈的天父,在这安息日的早上,我们又来了。外面的雨开始滴滴答答地下着,刮着冰冷的寒风,但我们很高兴今天我们头顶上有一个屋顶;有一个小小的地方;有一个国家,我们仍然能够来这里,照我们良心所告诉我们的敬拜方式来敬拜神。
我们在你的道中看到,这世界不会持续很久了;所以父啊,我们祈求你今天特别地恩膏我们,使我们能从这里得到那要让我们得到的最好东西,为摆在前头的时刻做好准备,到时候我们就不能这么做了。我们不知道还有多久,可能是几个星期内,几个月内,或几年内;我们不知道。但某个时候我们就不能这么做了。所以我们祈求,父啊,愿你保守我们在你神圣的带领下,愿我们的心思都在你身上,哦主啊,愿我们心中的默想在你眼前蒙悦纳。
赦免我们的罪。我们要向你认罪;因我们犯罪,离弃了正道,求你赦免。主啊,我们不配称为你的儿女,只求你把我们当作雇工。我们愿意做你吩咐我们做的任何事,完成你放在我们身上的任务。我们愿意这样做;主啊,只求你接我们进入你的国,使我们能在这时刻做工,在这世界所要面对的可怕时刻里。
现在求你因你的同在而祝福我们;藉着你的圣灵教导我们,从我们在这里聚集的人中得到荣耀。我们奉耶稣的名求。阿们!
17

呐,我想要,首先,我想要认出在这里的每一个朋友,今早我都一直在到处看。晚上这里很难看清,灯光在后面,那些灯光挂在后面一些地方,所以人看不清。晚上从讲台这里看过去,有点看不清,白天也是这样。我看到许多从这个国家各地区来的朋友,白天比晚上更容易认出他们。太多了,无法叫出所有的人来,但我要你们知道,我真的很感激你们。在讲完这些激烈、严厉的话后,就如我必须照着经文去做的,就是讲出真理。不是我要做什么,而是神写在这里要做什么。明白吗?就是这样。我看到我许多属于组织的弟兄等等,也跟我一道坐在这里,所以我非常非常地感激你们。愿神永远地祝福和帮助你们,这是我的祷告。

18

现在,[原注:史特里克弟兄说:“伯兰罕弟兄?”]你说,弟兄。[“如果我能得到教会的允许,代表这里所有的人讲话,我们要你知道我们很感激你。”]谢谢你,史特里克弟兄。[“我们也爱你。”]谢谢你,史特里克弟兄。[“我们正在祈求得到恩典,经历你所要经历的事,让我们能站在你一边。”]谢谢你,史特里克弟兄。[原注:会众说:“阿们!”]谢谢你们,教会。你们这样说太好了。我真的太感激了。

19

昨晚,有人说到了,我相信是弗雷德弟兄打电话给我,说到了某个弟兄所得的异象或异梦,是昨晚离开之前说的;他看见自己站在地的拱门上,一片乌云在后面翻滚。我知道魔鬼在找我。但只要……他做不到,直到神的工作完了,那时……那时,就是我走的时候了。

但我想到,这不可能是伟大的。不,我不想伟大。瞧?但我想到了《生命圣诗》。
那些伟人的生命提醒了我们,(看,保罗所做的,爱任纽所做的,路德所做的,卫斯理所做的,或圣徒马丁所做的,还有其他人所做的;)
我们可以使生命崇高,
将离别抛在我们身后,
岁月虽逝而足迹犹存;
或许是其他人的足迹,
航行在生命神圣的大海上,
(因为我离去之后。瞧?继续下去)
有一位失事被遗弃的弟兄(拿起其中的一本书来读),
看见这事,你该重新振作起来(是这样的)。
让我们站起来,前进,
带着努力奋斗的心(我喜欢这样,你们呢?)
不要像被驱赶的哑巴牛(必须被驱赶进去),
要做一个战斗中的英雄!(我喜欢这样)
20

呐,我们可爱的乔治弟兄过去常唱他喜爱的那首歌,我在他的葬礼上唱了这首歌。我们过去……我会坐下来,引述《生命圣诗》,你知道,他也会坐下来,引述《越过围栏》。瞧?你们听过了这首诗。

日落和暮星,
有一个清晰的声音为我叫喊,
当我出航时,
愿围栏边没有呻吟。(你们听过许多次了)
因为外面的一切都与时空一同运转,
洪水可能将我冲得很远,
但当我越过围栏,
我要面对面见到我的领航员(我确信当他越过围栏时,他见到了)。
所以,我的歌是:
将离别抛在我们身后,
岁月虽逝而足迹犹存;
或许是其他人的足迹,
让别人看见了能跟着来,
振作起来,继续前进。
因为某个伟大的日子耶稣要来;这就是今早我们要查考的内容;那时一切都将结束。
21

呐,今早我想过,为了让我们不去讲到这些教会时代的信息,呐,或许主若愿意,我很快就会另有一系列的聚会来讲真实和虚假的教会,从《创世记》一路下来,查遍整本圣经,一直讲到《启示录》:这两个教会,它们要做的是什么。或许有一天当我们……若主愿意,当我们把教堂盖好了,我们就能有多一些的座位。你会感到惊奇,很多人打电话来,这样说:他们开车过来了,但教堂已经挤满了,所以他们又开走了。瞧?所以他们……我们没有座位了。

或许像一些……当夏天热天的时候或别的时候,若我们能租到中学的体育馆或什么的,然后拿《启示录》或别的什么,或《但以理书》和《启示录》,把它们连起来讲,那就很好,这样我们就能明白了。
22

呐,我们永远不需要去处理犹太人的事。犹太人是……

呐,正如我说过的,在一千五百年的黑暗时代,当时,他们建立了天主教的等级制度,把教会与政府联合起来,说那是后千禧年。他们以为他们绝对是在千禧年了,因为教会已经接受了它的代理人,一个像基督的人坐在宝座上。它把教会与政府联合起来,一切都变得很好,伟大的千禧年已经开始了。他们仍然这样相信。但那是一个谬误,因为若没有基督的再来,千禧年就不可能来临,也不可能被引进来。
基督带来千禧年;他是兴盛之子。当他来了,将是一千年。在那个时候,教会要被提上去,然后是基督回来了。现在记住,我们正在仰望的下一件事是什么?教会的被提。
23

呐,不要把教会的被提和白色大宝座的审判混在一起。因为教会被提时,根本还没有审判,瞧?你已经在这里接受审判了。没错。因为那些在基督里的,就不受审判了。耶稣说:“那听我话、又信差我来者的,就有永生,不至于定罪,是已经出死入生了。”[约5:24]

我们怎么做呢?我们进入基督里,受洗成了一个身体(《哥林多前书》12章),一个身体。我们受洗进入了耶稣基督的身体,神已经审判了那个身体。他不能再让我们站在审判中,因为神已经审判了那个身体。因着基督的许可与恩典,他把我们带进他自己里面:《哥林多前书》12章。我们都从一位圣灵受洗,成了一个身体,脱离了一切的审判,因为他已经担当了审判。哦,你们不为此而大大感谢他吗?他为我们担当了审判,不再有审判了。但那些拒绝进入他里面,进入那个身体,那个奥秘身体的人……我们怎么进入它里面呢?藉着握手吗?不。藉着书信吗?不。藉着某种水洗吗?不。我们都从一位灵,圣灵,受洗归入那个身体。
24

呐,记住,今早我们要很尖锐的对待这点。你要么在那个身体内,要么在那个身体外,没有介于中间的。没有相当不错的基督徒。你要么是基督徒,要么不是基督徒。没有又黑又白的鸟,没有又醉又醒的人。不可能有的。你要么是基督徒,要么不是基督徒。你要么在基督里面,要么在基督以外。

25

呐,这些看起来是教导。我不是……我离一个教师还差很远。但教导是修剪;是基督身体里的一个特别恩赐。首先是使徒,其次是先知,然后是教师、传福音的和牧师;身体里有五个事奉的恩赐。教导是圣灵的恩赐之一。呐,我必须把我看为正确的东西传讲出来,尽力讲给人们听,查考并把经文串在一起。呐,但只有在基督里,只有基督的身体才会被认出来。

26

呐,《启示录》的前三章是跟教会有关的。外邦人,犹太人,埃塞俄比亚人,南非人,世上的每一种人组成了外邦人的这个身体:黑色、白色、棕色,各种肤色。这是神放在他坛上的花束(没错);那是由各国、各族、各方、各民组成的。

但现在,你从这里第三章的教会时代接着往下看,神又回来,拣选犹太人,在那期间教会就不再出现了。那是属犹太人的。神处理犹太人,不是单个的人,而是把以色列作为一个民族来处理,一直都是作为一个民族。
27

前几天,有人就是这样得到的。关于“杂交的宗教”这信息,我收到了许多这方面的信,我做了一个注释。圣经说,非婚生的孩子叫做私生子,十代不能入耶和华的会,也就是四百年,私生子不能入耶和华的会。[申23:3]那种杂交是多么可怕;那是一个女人让另一个男人与她同居,生出了一个孩子,那孩子是杂交的,不是从他父亲,而是从另一个男人生的。瞧?那在神面前是那么邪恶,需要十代的繁衍才能在神面前把它消除。

但这点不适用于这个时代。你现在有了一个新生。他们不……以前他们只有一次出生,是实际的性的繁殖。现在我们这个新生是属灵的,把所有杂质都去除了。我们在基督耶稣里是新造的人,由神的灵重生:是新的受造之物。“受造之物”这个词,你们这里的一些优秀学者应该会明白(如果没有,可以查一下词典),受造之物这词来自希腊词的“新的创造”。哦,就像你在地上是从性生的受造之物一样,你也是从天上生的新造之物,是神在新的创造中的一个新人。新的创造,那是一个出生。但它必须是一个出生。正如自然的出生是必需的一样,属灵的出生也像自然的出生一样是必需的。
28

一对年轻夫妇结了婚,可能说:“我们的第一个孩子,我们要叫他约翰。”如果约翰从未出生,他就永远不在这里。就是这样。同样的,你可能……你可能构想出多少个有关天堂的神秘想法,它多么伟大;如果你没有出生,你就不会在那里。就是这样。瞧?必须是那样的,因为它必须是一个出生。神已经制订了他的律法,一切都照着他的律法运行。瞧?

29

呐,在这些……还有一些余剩的犹太人要得救。我们要先来讲他们,因为它放在……呐,总是有三种人,一直都是这样。把这点记在心里,那就是:信徒、表面信徒和不信者,这三种。有犹太人,他们是被赶出去的,因为要给我们一个机会;有一个不冷不热的教会;也有一个被圣灵充满的教会。

30

有一次,查理·伯哈能,他是公共服务公司南方片区的总裁或主管,那时我为他们做工。我当时还是年轻人,正在查考圣经。他说:“比利,任何人……约翰一定是吃了一些红辣椒,在拔摩岛上那里做了一个噩梦。”

我说:“波翰能先生,你不该这样说。”他是我的老板,主管。
他说:“那么,到底谁能明白那些东西呢?”
我说:“会明白的。当圣灵准备要启示它时,就会明白了。”没错。
他说:“哦,瞧,我试图去读了,我的牧师也试图去读了,”又说:“我们真的搞得神经错乱。我们看到新妇坐在西奈山上。”瞧?他说:“然后我们又看到新妇与龙在一起,龙从口中吐出水来,与妇人其余的儿女争战。我们又看到新妇在天上,这三个都在同一个时候。”
我说:“那是因为没有属灵的理解。”瞧?
他说:“哦,就是这样,他们三个都在同一个时候。”
我说:“是的,先生,但他们不是以那样放的。看,你称那十四万四千人为新妇,而他们不是;他们是犹太人。龙从口中吐出水来与他们争战的那些人是余剩的人,是妇人剩下的儿女,守神诫命,为耶稣作见证的人。而新妇已经在荣耀中了。”瞧?
《启示录》14章的十四万四千人,他们站在西奈山上(这绝对没错),有他们父的名写在他们的额上。绝对没错。这些犹太人,犹太人中余剩的。
31

然后,龙来了,即罗马等级制度。教会本身已经被提了,在荣耀中度过三年半的婚筵。然后龙(瞧?),龙,红龙一直是指罗马。呐,为了让你们确定这点,在《启示录》12章,龙向那将要生产男孩子的妇人发怒,这男孩就是将来要用铁杖辖管万国的,龙从口中吐出水来与妇人其余的儿女争战。但红龙先站在妇人面前;当妇人要生产男孩子,当他一生出来,龙就要吞吃那孩子。呐,谁站在以色列教会(妇人,以色列)面前,当她的孩子(耶稣)一生出来就要吞吃他?罗马。希律颁布一道命令,要杀尽所有两岁以内的孩子,于是就将境内所有的希伯来男孩都杀尽了。这跟法老要杀摩西时所做的一样,摩西是基督的预表,法老杀了所有的男孩,却把他漏了。哦,神知道要如何把他们藏住。

32

哦,你们不为自己被藏起来而高兴吗?哦,一个隐蔽的地方。圣经说:“因为你必须看自己是死的,把你的生命藏在基督里,藏在基督里,受了圣灵的印记。”[西3:3]使魔鬼想找你都找不到。瞧?你藏在基督里,看自己是死的,你的生命藏在基督里,藉着基督藏在神里面,受了圣灵的印记。

33

呐,这其余的人是睡着的童女,龙从口中吐出水来与妇人其余的儿女争战。呐,什么是其余的人?呐,现在你必须把这些预表放在一起看。有一个教会,是属肉体的教会。

我要……或许我可以把它画在这里,看得更清楚一点。呐,内维尔弟兄,如果我占用了你的时间,请你原谅。[原注:内维尔弟兄说:“阿们!我根本没有时间。”]
34

呐,这里是,呐,记住,这里是什么呢?不信者。我标上了“不信”,是不信者,就是罪人。这里是另一种人,是形式化的,我标上了“形式”,就是形式化的教会。然后,这里还有另一种,是得救的教会,“得救,”是得救的教会。现在,一直把他们记在心里。

呐,在这个得救的教会里,这个教会里有两种人,在这里的和在这里的,基督给她们分了类:一种是睡着的童女,另一种是灯里有油的。呐,你们多少人记得这个故事?待会儿我们要来讲这故事。
35

呐,首先,在我们讲之前,我们要来看《启示录》7章里的十四万四千人,这样人们就能真正弄明白。呐,你们必须记住这点。你们把它记下来,《启示录》第7章。

让我们花点时间(你们施洗要等到今早聚会完,是吗?好的)。我们要……我要把手表放在这儿,注意看几点了,可以按时地结束。呐,我们大概要花两个小时,愿主帮助我们,给我们这样的查考。
1此后……
36

呐,我们……第六章讲到白马,那是圣灵出来,胜了又要胜。后来出现了灰马,死亡与阴间也随着他。骑在马上的每个骑者……

呐,“此后……”在这个大毁灭之后。先是圣灵出来到全地,“胜了又要胜;”后来出现了一个大饥荒的时候,“一钱银子买一升麦子,一钱银子买三升大麦,等等;油和酒不可糟蹋。”[启 6:6]一直下去,直到神揭开了这些印。
37

1此后,我看见四位天使站在地的四角,执掌地上四方的风,叫风不吹在地上、海上和树上。

2我又看见另有一位天使,从日出之地上来,拿着永生神的印。他就向那得着权柄能伤害地和海的四位天使大声喊着说:
3“地与海并树木,你们不可伤害,等我们印了我们神众仆人的额。”
呐,记住,仆人一直是……神的仆人是犹太人。亚伯拉罕是神的仆人。外邦人不是仆人,是新妇,是儿子。这是儿子,教会是儿子。犹太人是仆人。哦,巴不得你能……要是我们有时间把那些词理清楚就好了。许多时候我在书房都是那样,用上了所有的参考书,把它搞清楚。犹太人是仆人。如果我站在这里,花所有的时间来讲仆人,我就讲不到别的点了。你瞧?所以要记住,追溯一下整本圣经,你就会发现,犹太人是神的仆人。
38

在这里,我们可以做个非常美丽的对照,如果我们翻回到《以西结书》4章,在那里,我们发现他说:“这样的事以前发生过吗?”他看着高墙,当他看时,看见了城中所行的可憎之事。来了四个带着灭命兵器的人。他们出去击杀耶路撒冷全城的所有人。

在他们出去击杀之前,他们停住了,有人叫他们停住了,因为另一个来了,他身穿白衣,腰间带着墨盒子(多少人读过这个?),《以西结书》4章。他腰间带着墨盒子,身穿白衣,他说:“不要进入城中;不要击杀任何东西,直等到你先印了神仆人的额。”[结9:1-11]他就出去,甚至说,要给那些小孩子等盖上印。
39

然后,那些带着灭命兵器的人,有四人就出去,进了城,毫不顾惜,把一切全都毁灭了。他们击杀男人、女人、孩子,和一切没有受第一个带着墨盒子的人所盖之印记的人。

呐,这事发生在我们主之后的日子里;他在《马太福音》24章里警告了门徒这件事,“当你们看到耶路撒冷被兵围困,在房上的,不要下来;在田里的,也不要回去取衣服,要逃到犹大地去。”约瑟夫描写了他们怎么逃跑的这件事。只有那些接受主耶稣话语的人才逃脱了。主后96年,他们看到提多的军兵围困了城,他们看到提多围困了耶路撒冷城,把他们包围在里面;他们吃青草和树叶,他们吃树皮;吃地上的青草;他们竟然互相煮对方的孩子来吃。提多把他们给饿死,把他们困在城里。最后他们冲进城,屠杀他们,直到血从城门流出来,血流成河,从城门里流出来。他们焚烧了圣殿,拆毁了城墙,今天那城墙还立在那里。
40

穆斯林的奥玛清真寺就建在圣殿所在的地方。耶稣在《马太福音》24章讲到这点,他说:“你们看见先知但以理所说的’那行毁坏可憎的’站在圣地,”然后加了一个插入语,说:“(读这经的人须要会意)。”看,“当你看见这个可憎之物,污秽的穆斯林奥玛清真寺站在那里,就是圣地所站的地方……”今天,穆斯林清真寺就站在那里,正是在圣地,在圣殿的位置上。伊斯兰教的清真寺就站在那里,正如耶稣所说过的那样,正如但以理所说过的那样;耶稣也证实了它要站在那里。

41

看到那些先知和神在那里预言这些的事情,弟兄,当我们知道我们已经处在末日了,这该使我们脖子上的寒毛都竖起来了!我们已经到了最后了。没有剩下什么了。这一切事的发生,正如耶稣所说过的一样;哦,这应当激励我们,叫我们做好准备。主说,耶稣警告我们说:“你们一看见这些事发生,”就像我们在讲的,他说:“就当挺身昂首,因为你们得赎的日子近了。”[路 21:28]

如果我们赚得全世界,那对我们又有什么益处呢?到头来我们还是要失去的。我们那样是不可能赢的。只有一种办法能赢,那就是藉着基督。接受基督,你就肯定会赢。你必须得离开这世界;你可能在聚会结束前就离开了;你可能在今晚日落之前就离开了;你可能在明早太阳升起之前就离开了。下个星期天之前,你可能就离开了,我们所有人。我们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离开,但你知道你肯定得走的。所以,拖延岂不是一件愚蠢的事吗?你是在践踏,是在跟死亡调情。
42

就像以前的平底雪橇。过去人们坐在平底雪橇上,到处滑这东西,他们比着看谁能滑的最接近,突然,他们还来不及发觉,就从雪橇上掉下来了;你们就是这样行的,到处滑来滑去。你不知道哪个时分祸患会临到你,你就完了:心脏停止、车祸、发生任何事,你就死了。然后,你的永恒归宿就摆在你面前。想想这点,朋友!

43

“你们看到那行毁坏可憎之物站在圣地,”呐,耶稣离开以后,在提多到来的日子里,圣灵就是那个腰间带着墨盒子的人。他走遍耶路撒冷,在人们额上做一个记号。现在,我要你们注意一件事,教会成员,你们声称拥有圣灵吗?他说:“不要给任何人盖印,只要给那些因城中所行可憎之事叹息哀哭的人盖印。”呐,那些对世人及其他们的境况很有负担的人在哪里呢?

瞧,他们说:“我是卫理公会的、我是浸信会的、长老会的,那么,这有什么不同呢?”
哦,没有那种为失丧之人常有的负担,那种的柔和。千万不要让任何东西冒出来,将苦毒放在你的魂里。不管谁怎么恶待你或别的什么,千万不要……不要容让那东西扎根在你魂里而犯罪。那会使圣灵担忧而离开你。肯定会的。
44

我记得,在这里我说过两三年前我犯的一件错事。有几位律师打电话给我,我就跑掉。我妻子坐在那里。我的脑袋好像要掉了一样,我又回去。他们打电话来,我说:“告诉他下午来。”

美达说:“是律师。”
我溜出门外,我说:“告诉他我不在家。”
她说:“比尔。”
我说:“告诉他我现在不在家。”我出去了。然后,我走出去,感觉糟透了,就又回来。她告诉了律师;我看到这事伤害了她。
我出去为人祷告;有一个人来这里,带来一个生病的孩子。我开始按手在孩子身上为他祷告,这时,有声音对我说:“你是个伪君子。”瞧?“你知道你做了什么。”
我说:“先生,我不配为你的孩子祷告。(瞧?)圣灵在我里面担忧,我里面知道,我按手在孩子身上没有用。你等我去把事情纠正过来。”
我就下去,告诉我的律师,我说:“我做错了。”
他说:“我还以为你出去了。”
我说:“没有。”我说:“那是……我让妻子说了不对的事。”我说:“对不起,我不是有意要那样做。”我说:“你能为此原谅我吗?”
我又请求妻子原谅我这事。
45

然后,我又去到了格林米尔,那是七月份。哦,树林里很安静,整个下午我都在洞里祷告。后来我出去站在那边的岩石上,我能看见对面的山岭,那么美丽,树叶等等,很安静;正是夏天,大约下午五、六点。什么也没有,安静极了,天很热。我说:“天父,有一次你让摩西站在磐石上,你从他旁边经过。”我说:“如果你原谅我所做的那件恶事,你能再次从这里走过,使我看见你吗?”就在我左边的山坡上,有一阵小旋风开始在树叶中轻轻地刮来;像那样吹到我的身边,又从林子中穿了过去。我哭得像个婴孩。

我下了山;我说:“我知道我的罪现在被赦免了。”瞧?
看,总要让所有的毒根离开你。瞧?不管人怎么恶待你,只要一直持守神,让一切的邪恶远离你。
46

呐,这些基督徒听到了基督的警告;现在注意,我们今早谈论的事是一个预表;这些基督徒听到了那个警告,他们就离开耶路撒冷,因为他们知道事情注定要发生。

呐,注意,教会成员,他们预表那些去做礼拜,加入教会的人,他们都说:“哦,敌人来了,战争来了;现在让我们进入主的殿祷告。”但他们太迟了。一点用处也没有了。瞧?
47

但这些门徒留心那个警告,他们知道耶稣说过的话,他们就逃走了。一些历史学家说:“这些人被称作吃人肉的人;”又说:“他们吃这个名叫耶稣的人的身体,这人过去医治过他们。”看,他们是在守圣餐。他们没有……他不知道那是什么,瞧?因为他是个属血气的人,不是信徒,只是一个历史学家。他们逃脱了那临到地上的忿怒。

48

呐,你看,后来整个耶路撒冷都毁灭了。呐,这里完全与《启示录》7章相对应。呐,注意!从提多围困耶路撒冷的时候起,在世界历史上,还从未有过一次使全世界都卷入的战争,直到1914年。呐,注意听。呐,这里就是卢瑟福先生跨出错误一步的地方,我确信是在这里。呐,注意!

1此后,我看见(另有一位天使站在)四位天使站在地的四角,(就像这样站在地的四角)执掌地上四方的风……(呐,谁都知道“风”在圣经里的意思,“风”就是指“战争、争战”,魔鬼是空中掌权者的首领。瞧?)执掌地上四方的风,叫风不吹在地上、海上,和树上。2我又看见另有一位天使,从日出之地上来,(从耶稣要来的地方上来)手里拿着永生神的印。他就向那得着权柄能伤害地和海的四位天使(他们要毁灭世界)大声喊着说:3“地与海并树木,你们不可伤害,等我们印了我们神众仆人的额。”
49

呐,在神没有时间,他是永恒的。我们用时间来计算;我们所知道的东西只是英寸、平方、英里等等。但神是永恒的,没有开始,也没有结束。瞧?他是永恒的。

呐,在1914年,整个世界开进了德国,打起了世界大战(没错),全世界都卷入了世界大战中。有一件怪事,你们有注意到吗?
我希望坐在这里的好朋友伍德弟兄的父亲能清楚这点。看,他们是……他是个回转信主的耶和华见证会信徒。你瞧?
50

所以在这里,他们都去打仗了。是在1914年,你们记得很清楚。呐,这件事真怪!(就写在《世界大战衰亡记》里,我有几卷书,在第二卷,大概是在44页),到今天,他们还不知道是谁停止了那场战争。威廉皇帝说,他从未发布这样的命令。但突然间战争就停了,没有人知道为什么。他们正在打仗,就在前线出现了,有人来说:“一切都结束了,战争结束了。”他们已经签署了和平条约,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呐,当然,需要一两天才能把所有东西讲清楚。他们不知道;但让我们把它炸开,击中它的要害。是神停止了战争,以便应验他的道。是那位天使停止了战争。那些天使带着灭命的兵器出去(什么?),要毁灭全地,另一位天使说:“等一等。不要那样做;我们必须先印了我们神众仆人的额。”
51

那是在1906年、1914年左右,五旬节运动开始兴起。多少老一辈的……这里的老一辈五旬节信徒还记得以前的那些日子吗?肯定的。在早期那个年代,圣灵开始降临时,人们就开始领受了圣灵,说方言,为病人祷告,等等;这些事开始发生了,就在这两个时代中间;它刚开始的时候,教会是真实的。后来,五旬节运动开始接受了宗派,有神召会,神的会等等,开始偏离了,搞出了他们的体系,就像现在这样。所以,我们已在时代的末了了。你瞧?一切都走到了尽头,万事都汇集到这里,到了尽头。

52

呐,在这些,这四个……你注意到,战争停在十一月十一日,白天的十一点;一年中的第十一个月,一月中的第十一天,一天中的十一点。你们记得耶稣是怎么说到这点的吗?“有一次,有人进葡萄园做工,一人得一钱银子,下一个也去了;”他们是在第十一个时辰[译者注:即酉初]做工的人。对不对?就是他们,第十一个时辰做工的人被保留了下来。现在,正是他们进来的时候,他们正在那边聚集犹太人,成为一个国家。他们被分散在世界各地,在伊朗等不同的地方,在那里,他们甚至从不知道耶稣曾来过地上,对新约或其它事也一无所知。

53

现在,你可以查看一下《观察》杂志和《生活》杂志等,里面有他们返回家园的照片。耶稣不是说过吗?“当你看到无花果树发嫩长叶的时候;”犹太人一直都比作无花果树。[何9:10]“这世代还没有过去,这些事都要成就。”[太24:34]现在,他们已经返回了,已经是一个国家,已经有了自己的货币,自己的国旗,一切都有了,联合国也承认他们了;他们是一个国家了。她已经建立了。她预备好了。呐,预备作什么呢?预备以色列的十四万四千人受印记(呐,我们稍后要讲到这点),这些犹太人,不是华尔街的那帮总是尔虞我诈的家伙;我是指真正的犹太人,是那边那些持守神诫命的真犹太人。

54

现在,真犹太人又聚集在了巴勒斯坦,正如先知所说的;正如以实玛利和以撒互相攻击,总是打仗;预言末日他们会在那里,他们已经在那里了。以实玛利在这里,离这里大约有一个街区的远,而这里是以撒,他们两个(伊斯兰教徒和犹太人)在一片无人地带互相攻击。

55

呐,看看我们所得到的这信息是不是跟它连在一起。签署以色列成为一个国家的那个时刻,正是那同一个时刻,同一天,同一个月,等等,我在印第安那州的格林米尔,那位天使在那里向我显现,差遣我带着这信息去到事工场;他在河上遇见我之后,告诉我将要发生什么事;十一年后,在签署以色列成为一个国家的同一时刻,他又差遣了我。这一切都连在了一起。

56

看,主的天使现在就在地上;瞧?他在运行,为主的再来预备好一切。是同样的天使,他们听闻了所多玛的罪恶,就下到那里,发现了,并说:“我们下来要看这些事果然尽像我们所听到的吗?”[创18:21]

你们记得吗?一位天使下到……有一位与亚伯拉罕(选民)在一起。这下面是所多玛,罗得在所多玛,两位天使下去那里,向他们传道,把那小群睡着的童女领出来。瞧?是的。但一位天使与亚伯拉罕在一起。这两位天使去到那里传道,像现代的葛培理等人,把他们拽出来。
57

但这位跟亚伯拉罕站在一起的天使背对着帐棚,他说:“亚伯拉罕,你妻子撒拉在哪里?”他怎么知道她结婚了,或他结婚了?他怎么知道他有妻子呢?又怎么知道她的名字叫撒拉呢?亚伯拉罕说:“在你背后的帐棚里。”

他说:“好,我赐给你们一个应许。”你们明白这位天使是谁。“我赐给你们一个应许。到明年这时候,我必要回到你这里,撒拉必生一个儿子。”
撒拉在他背后的帐棚里,心里暗笑。天使转过身来,说:“撒拉为什么暗笑呢?”看到神给蒙拣选的教会的迹象吗?看到他们在所多玛所得到的迹象吗?
这又回到了那三种人,我们又再次回到了这里!
58

我们有了这些遍布外面世界的伟大传道人。葛培理领受圣灵后,他不可能出去,进到这里来。他的工场是在那里,他也认出来了,神把他留在那里。瞧?藉着他在这里所听到的知识讲道,但他正试图把人拽出所多玛,试图把人拽出来,或把恩典带给那睡着的童女。瞧?

但这里是亚伯拉罕和他那群人,耶稣说:“所多玛的日子怎样,人子再来的日子也要怎样。”[路17:30]
看,那些天使要在地上做同样的事。看,这就是为什么葛培理去到浸信会等那样的教会中。必须这样。看,杰克·席勒和那些伟大的人,他们在外面成了奋兴家;他们必须那样,因为他们正在把人往外拽。他们在那里没有行什么神迹;不多,就如使人眼睛昏迷一样。福音的传讲使他们眼睛昏迷(瞧?),圣经这么说的。[创19:11]
但在这里的这一位向亚伯拉罕和他那群人,也就是被拣选的教会,行了这些神迹,超自然的迹象。
59

呐,1914年,世界进入了一场战争,从那以后就再也没有和平了:世界不停地动荡、动荡、动荡;现在他们还在做着同样的事。他们过去怎么做的呢?阻止[译者注:“阻止”或作“执掌.”](哦,神啊,求你怜悯!)阻止那件我在异象中看见的大事(就是一切都要毁灭),阻止原子弹、阻止战争,免得他们毁灭自己,直到某样东西来毁灭它,直到以色列返回家园,聚集在一起;然后,这信息要传到以色列,她将被盖上圣灵的印记。瞧?当外邦人被呼召以后,神就召出百姓归于他的名下,就是在这个时代,他们被召出来。然后,就只有以色列能受那三年半的信息。

但以理是这么说的,说他们会接受的,会的。“有七十……噢,是七年关于他们的预言,还有留给犹太人的救恩。”他说:“弥赛亚—王,就是基督,要来,在那一七之半说预言,他要被剪除。”耶稣传道三年半,被剪除了,常献的燔祭被除去了,这是但以理说的。[但9:26-27]是的。
60

然后,有一段时期给了外邦人,他们一直延续到这个时代。然后,还有三年半留给犹太人。呐,如果我们翻到《启示录》11章,我们会看到那绝对是在末了了(教会直到《启示录》19章才又出现),但在那个的末了,以利亚和摩西要再回来,向犹太人传福音:两个人被圣灵膏抹,或许是他们本人;他们从未死过。所以人们杀了他们,把他们放在耶路撒冷(也称为所多玛)的大街上,就是我们主被钉十字架的地方。三天后,瞧,有生命,有生气进入他们里面,他们就站起来,升上去了。那个时候,地的大约三分之一被炸得粉碎。他们同犹太人一起行了神迹奇事。

61

呐,这些犹太人就是他们来传道的对象。世人不能互相炸毁,或彼此残杀,毁灭也不能临到,直到那些犹太人回到那个地方;圣经就放在这里,它是这么说的;他看见四位天使。注意他们要领受什么呢?他们必须领受圣灵,就像他们过去所做的。

如果那个带着墨盒子的人就是圣灵(我们晓得这点,每个读圣经的人都知道),瞧,所以,就是这同一位天使带着圣灵而来,即永生神的印,《以弗所书》4:30,“被神的圣灵盖印,等候得赎的日子来到。”
人们现在什么也不能做,要等到那些犹太人返回来。就在几个星期前,他们把所有都弄在了一起,加入了联合国。都准备好了。我们已在末日了;现在一切都被封上了印记。
62

现在注意,为了证明他们是犹太人,现在我来读这段经文。

3“地与海并树木,你们不可伤害,等我们印了我们神众仆人的额。”[启 7:3-8]
现在,为了证明这启示是对的,注意这节,第4节。
4我听见以色列人各支派中受印的数目有十四万四千。
“以色列人,”他们在哪里?他们现在聚集了。他们在那里准备,等候受印的时候来到。
5犹大支派中受印的有一万二千,吕便支派中有一万二千,迦得支派中有一万二千,6亚设支派中有一万二千,拿弗他利支派中有一万二千(一直下来),7西缅支派……(一直下来到)8便雅悯支派(十二个支派。十二乘一万二千就是十四万四千。瞧?)
呐,就是那位……
63

呐,如果你看14章,看一下,这里你看到,

1我又观看,见羔羊站在西奈山,同他又有十四万四千人,都有他父的名写在额上。[此处是英文圣经的翻译。]
西奈山……羔羊从被提中回来,又回来了,正如我们前几天晚上讲过的,约瑟站在他兄弟们旁边,叫所有外邦人都离开,就说:“我是你们的兄弟约瑟。”他们听了都惊惶不安。
你们记得在教会时代里我们讲过这点吗?就是主回来的时候。连那些刺他手的人也问说:“你从哪里受的这些钉痕呢?”
他说:“从我亲友的手里受的。”[亚13:6]他们就哀哭。各家与各家分开,哭啊,哭啊,哭啊,因为他们曾做了那件恶事。[亚12:10-14]这正是他们的弥赛亚,正是那位神。他就对他们说话,正如约瑟对以色列人所说的,他说:“不要自忧自恨,神这样做是要保全生命。”
圣经说,神蒙蔽了犹太人的眼睛,让外邦人得到机会(就是我们自己),从外邦人中间选取百姓,就是他的新妇,归于自己的名下。哦,太美了,不是吗?就是这样。
64

这是你们的十四万四千人。呐,如果你想看在此之后新妇的出现,表明十四万四千人不是新妇,只要继续读下去,从第8章,哦,是的,第8章,哦,不,我是说从第7章第8节。让我们从第9节开始,因为第8节是讲便雅悯支派中的一万二千人受印。

9此后,我观看,见有许多的人,没有人能数过来(新妇来了),是从各国、各族、各民、各方来的,站在宝座和羔羊面前,身穿白衣,手拿棕树枝,10大声喊着说:“愿救恩归与坐在宝座上我们的神,也归与羔羊。”11众天使都站在宝座和众长老并四活物的周围,在宝座前面伏于地,敬拜神,12说:“阿们!颂赞、荣耀、智慧、感谢、尊贵、权柄、大力都归与我们的神,直到永永远远。阿们!”13长老中有一位问我说:“这些穿白衣的是谁?是从哪里来的?”14我对他说:“我主,你知道。”他向我说:“这些人是从大患难中出来的,曾用羔羊的血把衣裳洗白净了。15”所以,他们在神宝座前,昼夜在他殿中事奉他。……“
65

你妻子做了什么?她在家里服侍你。你坐下来,她给你食物吃,准备好衣服。看,她在家里昼夜服侍你。瞧?这一位,各国中的这些外邦人,她是新妇,在神的宝座前,昼夜与他在一起。大家还记得昨晚我们说过谈论过的吗?

15“……坐宝座的要用帐幕覆庇他们。16他们不再饥,不再渴,日头和炎热也必不伤害他们,17因为宝座中的羔羊必牧养他们,领他们到生命水的泉源,神也必擦去他们一切的眼泪。”
66

呐,这就是那十四万四千人(以色列人),正在等候主的再来;他们还不能进去,直到外邦人的日子先结束,必定会结束的。

呐,我可以说一点个人的事。我相信你们会明白。当时,瑞典斯德哥尔摩的列维·彼得斯,他是非拉铁非教会的总监督,他送了一百万本圣经给犹太人,小本的新约全书。我在那里拿到了一本,是他送的一件小纪念品。犹太人读书总是从后往前读,所以,你们知道他们的语言是怎么样的。他们读了这些书,他们说:“那么,如果这位耶稣是弥赛亚,他死了,他的灵以圣灵的形式返回来,那么,让我们看看他行先知的迹象,我们就相信他。”
多么完美的计划啊!我想:“主啊,现在就是时候了。现在就是时候了,就是现在。”所以我就坐飞机去,比利、罗伊丝和我就起程了。
67

我打算接着去印度,我说:“呐,在我回来的路上,我要在这里逗留,把信息带给犹太人,把他们召出来,说:’这是真理。’”

犹太人总是相信他们的先知;我们都知道这点。因为神告诉他们,弥赛亚将是一位先知,他们也相信他们的先知。神说:“你们中间若有先知或先见,如果他……我必在异象中与他来往,等等。他所说的若应验了,你们就要听他,因为我与他同在。(瞧?)但如果不应验,就不要跟那个先知有什么关系,因为我不与他同在。但他所说的若真应验了,你们就要听他,因为我与他同在。”[申18:20-22]犹太人晓得这点。
68

我想:“哦。这岂不太好了!我要叫上大约四、五千人,站在那里,让他们读那本圣经,并说:’如果这是弥赛亚,让我们看他行先知的迹象。’”我说:“何等了不起的一个计划啊!”我手里拿着机票,离阿拉伯航班呼叫的时间大约还有三十分钟。当时我站在埃及的开罗。我想:“赞美神!再过两个多小时,犹太人就将领受他们在五旬节所领受的同样的东西,这是绝对的。”我想:“如果我能站在那里,告诉他们,’去到你们中间挑一群人来这里,带他们来这里,看他仍然是弥赛亚不是。’看,然后我要说:’现在,在你们祖宗拒绝这位弥赛亚的同一块土地上,你们要接受他。举起你们的手,现在就必领受圣灵。’然后,他们要接受这信息,就到世界上属于他们的那部分人中去传福音。找到那些带领的,先击中要害,就是那些带领的,让他们开始去传。”

69

某样东西临到了我,说:“现在不要去,因为时候还没有到。”看,外邦人还没有结束,瞧?日子还没结束。

“哦,”我想:“那只是我自己在想的。”
所以,我又继续走,但人很不舒服,甚至都受不了了。我就走到后面的停机坪,我低下头;我说:“父啊,是你在对我说话吗?”
他说:“现在不要去以色列;时候还没有到。”我就进去,换了机票,改了航线,从别的路线走了(瞧?),因为时候还没有到。
但有朝一日,这信息要传到以色列,它将打破……神将差遣摩西和以利亚到他们那里去,《启示录》11章;他们要行神迹异能,耶和华的迹象;那时外邦人已经结束,恩典的时代将要离开外邦教会;五旬节时代将要离开。各个宗派要继续下去,因为他们将与睡着的童女出现在这里(我们待会儿要讲到这点),他们将出现在那一群人当中。
70

但当他们行神迹的时候,他们那样做的时候,犹太人将要领受圣灵的洗,那里将有一场复兴,在那个日子里叫天不下雨。“不要下雨!”他们要行各样的神迹奇事。最后,罗马教廷……犹太人拥有世界的财富,所以当这些事结束后,罗马天主教会要撕毁与犹太人的盟约,然后就有……(他们之间已经签署了条约),他要下到那里,而那时就是神为以色列争战的时候了,就像古时神站立在那里一样。最后,人们杀死了这两位先知,他们就倒在街上,人对他们吐口水,就像人们几个星期前在这里对那位五旬节派传道人和他妻儿所行的,孩子们的肚子胀得那么大,人从那里经过,对他们吐口水,任凭他们三、四天躺在烈日下,不给他们埋葬。

他们要做同样的事。圣经这么说的。他们要在那里做同样的事。当他们那样做时,两位先知死了三天之后,生命的灵进入他们里面,他们就站起来,升入荣耀里了。就在那个时候,火焰开始燃起。那就是末时,是她结束的时候。
71

但在那事发生之前,外邦蒙拣选的新妇……将来的某一天早晨,你们一些人坐在桌子边,一个被取去,一个被撇下。最后你会纳闷,“这是怎么回事?”正坐在车里开车;正跟某人说话;妻子或丈夫正坐在位子上,他们没有回答,他们不在那里了。你跑到墓地去,有一些坟墓开了,其余的仍然关闭着,“因为其余的死人还没有复活,直等到那一千年完了。”[启20:5]要记住,那时被提就过去了。

72

被提的来到将是秘密的;没有人知道什么时候会发生。我们被吩咐要做好准备、要警醒。我们不知道在什么时辰。但不管是什么时辰,我们都不会妨碍过去的任何一个;因为耶稣一显现,整个一更的人都会上去。或死或活,都没有妨碍。

我们不是……我们不是先见到主;我们是先彼此见面。圣经说,《以弗所书》5章说:“因为我们这活着还存留(在地上的)到主降临的人,断不能在那已经睡了的人之先。”[帖4:15-17]那些用自己的血印上……用自己的血为所见证的事盖上印记的宝贵的人;“断不能阻止(或妨碍)那已经睡了的人,因为号筒要吹响。”事情将要发生,“福音的号声将要吹响,”宣告主的再来。“那在基督里死了的人必先复活。我们这活着还存留的人都要改变。”你正站着,就感到发生了改变,灰白头发消失了,皱纹没有了;一刹时,眨眼之间,就改变了。我们要先见到我们所爱的人。“这是妈妈、爸爸;这是我的好友。”哦,哈利路亚!我们准备好了。圣经说:“我们就要和那些死了的人一同被提到空中,与主相遇。”这是再来的次序。
73

哦,见到我的老爸爸;哦,太好了!看到那些在信心里走到彼岸的亲人们,遇见他们,见到神的甜美;知道,如果我们先见到主,我们就会纳闷:“妈妈在这里吗?妈妈最后得救了吗?我们很卖力地传道,我们尽力了。她在这里吗?乔叔叔在这里吗?兄弟在这里吗?某某人呢?(瞧?)主啊,我们爱你;我们爱你,但……”我们要先彼此见面。哦……哦,不再有疑虑了,我们都在那里。

难怪他们站在那里说:“阿们!荣耀、智慧、尊贵、权柄、大力……”二十四位长老脱下他们的冠冕,像那样俯伏在地,他们所有的人都伏在地上,敬拜神。[启4:10]
74

有朝一日,我们将在彼岸,站在地球之外,在地球的大圈之上,在外部太空的某个地方;我们还不在天堂;我们要被提到空中与主相遇。

利百加,当她一做出决定,就决定立刻跟以利以谢骑着骆驼去见雅各,哦,是去见以撒,就是她的未婚夫;她从未见过他,但知道神在引导她。雅各的儿子,哦,是以撒,黄昏凉爽的时候去到了田间。[创24:62-67]记住,是在黄昏的时候。利百加骑在骆驼上;以利以谢说:“现在他来了。”利百加跳下骆驼,拿帕子蒙上脸。她从未见过他,不知道那是她的丈夫,但她从未见过他。她是凭着信心去见他的(我不知道耶稣长得什么样子,哦,但我见到他,就知道了)。当她在那里见到以撒时,真是一见钟情。以撒也从未见过她,所以见到她时,也是一见钟情。他们彼此就在田间相遇了。然后,以撒领她进了他父亲在那里的王国,并娶了她。
75

教会也是这样被提到空中,在空中,在主下来的路上与他相遇。哦,那将是何等的美事,一见钟情。那时,我们要站在地球的大圈之上,唱着那些救赎的歌。哦,我们要因他赐给我们的救赎恩典而大声歌唱赞美他!那时,天使要围绕着地球的大圈,低下头,却不知道我们在谈什么。那些天使没有失丧过,不知道得救是什么意思。我们是那些曾经失丧的人;我们是那些人。那时,我们要明白,曾经摆在我们面前的是多么恐怖的事,但他却用自己的血从各族、各方、各国中救赎了我们。那将是何等快乐的一天!

76

我喜欢那首歌说的:

我们将在空中一同相会,
在那甜蜜,甜蜜的地方,
我们要在那里相会,问候平安,
在天堂,在我的家。
我从未听过如此美妙的乐曲,
大有荣耀,我要宣扬。
神的儿子将要带队前来,
将要在空中相会。(哦!)
你听过芦苇中摩西的故事,
无畏的大卫和他的小弹弓,
你也听过约瑟解梦的故事,
唱过但以理与狮子的故事。
哦,圣经中伟人有许许多多,
我多想见到他们,我要宣告。(没错。)
在空中与他们一同相会。
将是何等的喜乐!(等候那个日子。)
77

你们的十四万四千人来了,在我们之后,他们将接受福音。光还在外邦人身上时,他们还不会接受福音。犹太人还在拒绝它,躲避它。呐,当光……外邦人要被提,然后圣灵临到两个先知,对犹太人作见证;于是他们要接受福音,以色列迷失的支派中有十四万四千人要接受福音;而新妇已经被提了。

78

呐,有“十个童女”。我们现在来读《马太福音》21章。看,我们还有一点时间。哦,我喜爱圣经。

当我到天堂去度假,将是何等美妙的一次旅行;
听到天上合唱队的演唱会,
我将见到我救主脸上的荣光;
安坐在河岸边,在常青树的荫下,
我要在天堂度假,你们不愿同我一起来吗?
79

呐,在《马太福音》,我相信是25章,我相信是的。刚才我说21章,是吗?我这里写着21章,但那不对。是25章。今早我得快点了;我觉得累,起来迟了,就有点匆忙。我草草记了一些经文,写了21章,应该是25章。

1那时,天国好比十个童女拿着灯,出去迎接新郎。2其中有五个是愚拙的,五个是聪明的。3愚拙的拿着灯,却不预备油;4聪明的拿着灯,又预备油在器皿里。5新郎迟延的时候(就是历经了这些教会时代),她们都打盹,睡着了。
80

一路下来,两个……所有人都死了,她们经历了这些时代,瞧?都打盹睡着了。呐,她们不是失丧了,只是打盹睡着了。她们在等候。瞧?经文没有说她们死了,而是打盹睡着了。看到吗?

6半夜有人喊着说:“新郎来了,你们出来迎接他!”7那些童女就都起来收拾灯。8愚拙的对聪明的说:“请分点油给我们,因为我们的灯要灭了。”9聪明的回答说:“恐怕不够你我用的,不如你们自己到卖油的那里去买吧!”(对不起!)10她们去买的时候,新郎到了,那预备好了的,同他进去坐席,门就关了。11其余的童女随后也来了,说:“主啊,主啊,给我们开门!(瞧,她们不是不信者,他们是好人。)给我们开门!”12他却回答说:“我实在告诉你们:我不认识你们。”13所以,你们要警醒;因为那日子、那时辰,你们不知道。
81

呐,五个聪明的童女;呐,油在圣经里象征圣灵。我们都知道这点。看,那就是为什么我们为病人抹油。油象征圣灵。聪明的灯里有油,也就是圣灵,所以她们准备好了要去赴婚筵。我们可以回头看《以西结书》9章等等,找出来看,但我这里已经记下了多过十五处的经文。所以油……我相信,我们在这个星期的课程中已经讲过了,油象征圣灵。我们都知道这点。

82

呐,注意,她们……她们两个都是童女。现在让我讲讲这点。让我们把这两个都放在这里。这个是童女,这个也是童女。这是愚拙的童女,这个是聪明的童女;但她们两个都是童女。

呐,如果你拿“童女”这个词刨根问底,它的意思是……它的意思是“圣洁、清洁、成圣的”。“成圣的”这个词来自“圣徒般的”,意思是“清洁”。就像希伯来词的……呐,这是一个希腊词,“成圣”意思是“清洁的”。呐,希伯来词是“使圣洁”。瞧?我们英文是“清洁的”。
呐,他们用这三个词,每个词好像都有同样的意思,但说法不同,就像“清洁、圣洁、成圣的”。这三个都是一样的词。
83

就像我们要讲“狗”这个字。我说:“dog,”那是英语。如果我用德语讲“狗”,弗雷德,是讲“Hund”。对不对?诺曼弟兄,如果我用西班牙语讲“狗”,是讲“Ajo。”“Ajo,Hund,dog”对我们来说都是狗。瞧?就是这样,只是一种表达。

所以希腊词说“清洁”是“成圣”。希伯来词是“圣洁”。“圣洁、清洁、成圣的”都是同一个词。所以,这不是一个污秽、肮脏的教会;而是一个成圣了的清洁的教会。“十个童女就出去迎接新郎,”它是指什么呢?指所有这些教会。呐,不但去到罗马天主教这里,也去到各宗派体系中,即尼哥拉一党人。浸信会传讲基督的再来;卫理公会传讲基督的再来;长老会传讲基督的再来;拿撒勒派传讲基督的再来;天路圣洁派也传讲基督的再来。对不对?“她们都出去迎接新郎。”
84

呐,你们记住,她们每个都上了路去迎接新郎。呐,如果神只看这一点的话,那么他就得把她们都提走。

但你们记得,前几天晚上我是怎么用比喻讲到同样的事,神在那个教会时代对我们说话,说到了巴兰,巴兰的教训。呐,巴兰站在这里,是个有组织,了不起的大国。他们也是信神的信徒,因为你看到巴勒,我是说巴兰下去时做了什么。他向以色列的同一位神献上同样的祭物:是以色列的神—耶和华。他筑了七座坛。七是神完全的数字。
85

“他六日做工,第七日就安息了。”七是完全。看到吗?他六日在世上做工。第一个两千年,世界被洪水毁灭;第二个两千年,基督来到;现在是第三个两千年。在每个两千年的末了,就有事情发生,世界又受到震动。神在六千年里造了世界;教会在六千年里做工,与世界争战;第七个千年是一千年的千禧年统治。现在明白了吗?

呐,教会也有七个教会时代。神……七,是教会时代完全的数字,都结束了。七是神完全的数字。七个教会时代;七千年的创造;一切都与七有关。
86

呐,有几个童女出来迎接他。愚拙的童女灯里没有油,但他们有别的东西:他们是清洁的,他们相信基督,他们传讲自己所信的道,他们的宗派也允许他们传讲;他们传讲这些:第二次再来、祭物、赎罪祭。他们相信的。如果你曾跟浸信会的哪位优秀学者打过交道,你最好要晓得自己在讲什么,肯定要的。

87

但你看,“非常接近,”《马太福音》24章说的,24章24节,马上读一下,你们就会明白。耶稣说,末日这两个灵是那么接近,倘若能行,连选民也就迷惑了。它是那么接近,将猛烈地摇动那些五旬节派。肯定的。呐,《马太福音》24:24,有人翻到了吗?我没有把它记在这里。姐妹,或你们谁翻到了吗?《马太福音》24章。本弟兄,你翻到了吗?好的,请读一下。

[原注:一位姐妹读下面的经文:因为假基督徒……假……假基督、]假基督、[假先知]假先知,[将要起来,显大神迹、大奇事,倘若能行,连选民也就迷惑了。]
就是这样。呐,什么要起来?假基督们将要起来,虚假的人说:“我是属基督的,”假先知;说:“我是这个,我是那个。”倘若能行,他们几乎要把选民迷惑了。只有一种方式能使你得救,那就是你在创世以前被拣选;就是那些藉着预知蒙拣选的人;你的名字已经记在那里。大神迹……
88

注意这两个教会!要是我能……要是我能有个办法使人明白这点就好了。它在我的魂里燃烧。这些教会跟这个教会一样清洁和圣洁;如果她们是童女,她们就都是童女,是一样清洁的。唯一的差别是:灯里有油,圣灵。而圣灵,如果他在那里,就会产生他在五旬节所产生的同样的火。但她们没有火,她们的灯里没有油。他们有教会的仪式,有完全仪式化的教会,有很好的仪式(我不反对这些),有会震撼你良心的信条,还有好像天使在演唱的歌。他们是……你若要对他们的生活指指点点,你根本做不到。但那仍然是错的。它不是……是一部分,不是全部。就是这种人错过了被提。瞧?他们只是……

89

呐,注意。摩押下到了这里。我要把它放在这里,使你们能明白。这里是摩押,一个大组织。我把它放在这里,当作组织;这里是以色列,没有任何组织。这里是摩押,造了一、二、三、四、五、六、七座坛;以色列也有一、二、三、四、五、六、七座坛。好的。摩押上来这里,献了一、二、三、四、五、六、七只公牛;以色列也献一、二、三、四、五、六、七只公牛。好的。摩押说:“时候要到,将有一个人(基督)出现在地上,他将是神的羔羊,除去世人罪孽的;我们要放七只(什么?)羊羔在这坛上。”以色列说:“完全正确,放七只羊羔在坛上。”瞧?

90

呐,起初,该隐筑了一座坛,献上祭物,敬拜神,做了亚伯所做的一切,却没有……(哦,接受这个!)却没有神的启示,而整个教会是建造在那个启示上的。耶稣这么说:“我要把我的教会建造在这磐石上,”就是耶稣基督至高神性的真理的属灵启示,“我要把我的教会建造在这磐石上。”[太16:18]

呐,如果神只看上你的仪式、典礼,就是卫理公会、浸信会、五旬节派等所做的,如果他只期望你做那些:传讲第二次再来和别的东西(这些绝对是符合圣经的),就像浸信会、长老会等所做的,那么,神就有责任把她俩都带走,因为他要求的就是这些。但你看,这里是聪明的童女;而这里睡着的童女没有得到启示。她们是一个组织,是一个大国。
91

前几天晚上我们读过了,那里说:“这些民将不会成为一个组织;他们在地上四处奔走,居住在帐棚里,贫穷、卑微。”但又说:“你不要试图咒诅他们,因为我与他们同在。”[民22:12]呐,注意!这些人也跟他们一样相信同样的仪式,并敬拜同一位神。瞧?但他们没有神迹和奇事随着他们。以色列有一条铜蛇、一块受击打的磐石、欢呼王的声音[民23:21]、神的医治、先知,一切都在这里。但他们没有;他们有仪式,却没有祝福,没有油。

92

睡着的童女和聪明的童女之间也是这样;她俩都是成圣的人。但这一个有油,这一个却没有油;所以,他们说:“我们跟你们一样好。”说到这点上,我们没有一个是好的。“瞧,你们是一帮圣滚轮。”哦,好的,那没关系。我们没有一个是好的,我们都犯了罪,亏缺了神的荣耀。[罗3:23]但你知道它唯一的途径是:不是藉着加入教会,不是靠着试图过正确的生活,而是藉着接受基督。不是我活出什么样的生活,乃是他自己。不是我是什么,乃是他是什么。他成了我,叫我能藉着他的恩典成为他—神的儿子。你们明白了吗?

93

呐,睡着的童女;聪明的童女灯里有油。呐,突然,来了一道声音:“看哪,新郎来了,你们出来迎接他!”[太25:6]她们都醒来了。但当她们醒来时,这个才能进去,因为她们灯里有油。差别就在这。

这一个进不去,因为她们灯里没有油;她们回去不断祷告,要领受圣灵。但当她们走了以后,一切都结束了。各个宗派说:“哦,我们可能错了。我们最好还是回去,寻求圣灵的洗。”这正是她们现在试图在做的事。你们注意到这点吗?长老会信徒……请把录音关一下,我不想说出这个名来。[原注:磁带有空白。]新郎来了!所以,主的再来很近了!现在,他们正试图去买油。好的,吉恩,请把录音打开。现在,你们明白了吗?“他们去买的时候,”他们现在正试图去买,所有的教会都试图有一个复兴,复兴;它正试图回去。
94

呐,即使是葛培理博士,他在芝加哥的《信仰先驱报》上写道,你们都看过了,他说:“我们不能忽视五旬节运动(瞧?)。我们不能……要重视它,因为他们在一年的时间里得到的新信徒比其他所有教会加在一起的还要多。”

这的确是那火在燃烧、震动、筛选、撒网、拉网。当你撒网时……耶稣说:“神的国好像一个人出去,撒网在海里,他拉上来时,有乌龟、蛇、青蛙、毒蛇等别的东西,但也有一些鱼。”[太13:47-49]这正是五旬节的信息正在做的,它席卷全地,又撒网,又拉网,就得到了乌龟、小龙虾、螯虾、蝌蚪、蝾螈、潜水鸟等,什么东西都有。但问题是,里面也有一些鱼。那些鱼是属于主人的。
是的,对于你们听这磁带,相信律法的弟兄来说,会想把它烧掉的。他们什么时候成了鱼?当网捕到他们的时候吗?他们从起初就是鱼(没错),在创世之前就蒙拣选了。只是他们还从未被主人所用。
95

那是你们的青蛙。你把一只老青蛙扔在岸边,它会“呱、呱”叫,马上又回到水里了。

一只老龙虾坐在那里,说:“啊哈,那是一帮圣滚轮。”他又回去了,“啊……哦,不。”拼着老命回头扎进了泥巴里。没错。
老蛇也咝咝叫两声,说:“我相信神迹的日子过去了。某某博士、某某人告诉我的。”又说:“啊……啊,你别想耍我。”怎么样,她也会那样做的。你瞧?它一开始就是蛇,一开始就是青蛙。
保罗在圣经里说到这种人,他说:“他们从我们中间出去,因为他们一开始就不属我们。”[约一2:19]瞧?是的,愚拙的童女。
96

聪明的童女灯里有油,她准备好了。呐,当她出去要得到一些油的时候,这正是她们现在试图在做的事。这些了不起的传福音的教会,试图找到这些了不起的东西,你知道,他们回到圣经中,回去了,“我们需要五旬节的祝福。”瞧,你能想象他们将有什么样的聚会。看到吗?她们不想下去那里弄坏她们身上所化妆的东西等这一切。哦,不会的。她们不想放弃那些妇女联谊会、各种协会等那些东西。要像以扫那样一只手抓着世界,另一只手又想抓着神,你做不到。你知道,你不可能做一个对眼的基督徒,既看神又看世界。你必须使自己注目在各各他上,与它留在那里。

97

呐,但她们去了,她们正试图要回去。你记住,我们已经很近了。她们去买油的时间,正是新郎来的时候。

哦,史特里克弟兄,我们接近那里了。我们离家非常近了;哦,将来有一天的早晨……
主耶稣再临那日,必要高声吹起号筒,
那永远光明、清白、华丽早晨,
凡世上得救的人必在那边一同相会。(那将是多美的时刻啊!)
98

是的,睡着的童女,现在,这睡着的童女,你想知道会有什么临到她吗?是那样吗?我想解释一件事。会有什么临到这些教会呢?这些跟基督走了一段路又不走了,没有一路跟基督走到底的人,会有什么临到他们呢?

呐,在《罗马书》,我相信是2:22,圣经说,保罗说:“神的灵若不住在你里面,你就不是属神的。”[罗8:9]你是属组织的,但不是属神的。看到吗?如果神的灵不住在你里面,你就不是属神的。你必须要有神的灵才是属神的。肯定的。
99

是的,先生,这大灾难;呐,如果你们……他们必须会经过……呐,你们记得,主说……呐,让我讲完剩下的部分,“他们被丢进外面的黑暗里,在那里必要哀哭切齿了。”[太25:30]是的,那就是大灾难,不是吗?大灾难,呐,这灾难过后,那些人……

呐,那些是余剩的人,让我在这里再讲一下。呐,你看。这里是一块布。好的,那妇人像这样把它摊开。呐,她要为自己做件东西,你知道,做一件什么衣服。呐,她拿到了这整块的布。呐,布的每一部分都是同样的材料。对不对?
她俩都是童女。瞧?是的。她们对基督都有信心,有敬虔的外貌、上教会、行善事、有爱心;他们的行为等等都无可挑剔。“我知道你的行为;”在每个时代,主说:“我知道你的行为,但你仍是缺乏的。”瞧?
100

呐,当那妇人,她心里想好了要把纸样放在哪个位置;她心里想好了要从哪个位置开始按纸样裁剪,要根据什么来裁剪。对不对?瞧,她拿来了她认为是足够放纸样且是最好的那部分。对不对?因为都是一样的布,但她可能像这样或那样摊开布,把布摊开,然后拿剪刀把布剪开。现在,剩下的部分就叫做“余剩的”。是的。呐,这个纸样是什么呢?怎么知道是它呢?是妇人根据纸样选择从那个位置剪的。

101

在创世之前,神就知道了,从开始到末了;藉着预知他选择从哪里剪起;他本知道以扫和雅各之间的差别。他本知道罪人和圣徒之间的差别。他本知道这差别。他知道每个人心里的动机,所以他在创世之前就选择了我们,把我们的名字记在羔羊的生命册上;还有,这被杀的羔羊(他被杀之前就把我们的名字记上去了),圣经说,基督是创世之前被杀的羔羊。我们的名字已经记在册上了,当他……当他在那里被挑选出来成为被杀的羔羊时,我们也被挑选出来成为他被杀的受益人。明白了吗?

102

呐,都是童女。呐,这里还剩一点点,不要扔到垃圾里。哦,是的。那妇人留着它,把它放在后面;可以把它用作别的东西。瞧?但它不会用在那里;这就是被剪除掉的教会。呐,他们必须经受审判,因为他们要经过大灾难。那是余剩的人。现在你们明白了吗?

在这里,教会回家了,她回家了。这里是被留下来的余剩的人。这里是十四万四千犹太人在锡安山上。不是三种不同的新妇。她们是新妇、余剩的人和十四万四千人。没错。我想,约翰在那里不是吃别的,而是吃圣灵的食物,所以他是对的,他没有任何问题。瞧?这就是她们。
103

呐,在时间的末了,多少人知道圣经说过圣徒要审判世界?保罗这么说过。[林前6:2]现在让我们翻到《但以理书》,看看这白色大宝座。我们也可以看《启示录》,但我喜欢看《但以理书》,是同一件事。《但以理书》7章,我们来看看这里的白色大审判座。让我们从《但以理书》7章8节看起。

8我正观看这些角,见其中又长起一个小角,先前的角中有三角在这角前,连根被他拔出来。(呐,我们知道这是在罗马。瞧?)这角有眼,像人的眼,(呐,记住,这角没有受冠冕,它是个狡诈的东西。其它的角都成了兽。这是个狡诈的家伙,是一个人,不是异教徒,是教皇。你瞧?)有口说夸大的话。
104

呐,注意第9节。

9我观看,见有宝座设立……(那是所有外邦国度的结束。先知在说话。呐,记住,他所说的每一件事都发生了,一直到最后这一件;我们从所读到的历史中知道了这点)设立,上头坐着亘古常在者,他的衣服洁白如雪(你们知道前几天晚上在那异象里讲的是谁吗?是耶稣),头发如纯净的羊毛,宝座乃火焰,其轮乃烈火。
10从他面前有火,像河发出,事奉他的有千千,(那是跟他回来的教会。瞧?)在他面前侍立的有万万(那是新妇出来了,还有其余的世人)。他坐着要行审判,案卷都展开了(他坐着要行审判,案卷都展开了)。
11那时我观看,见那兽因小角说夸大话的声音被杀,身体损坏,扔在火中焚烧。
12(其余的死人,权柄都被夺去,我是说,)其余的兽,权柄都被夺去,生命却仍存留,直到所定的时候和日期。
105

呐,审判已经定了,案卷都展开了。那时,新妇回来了,施行审判,那蒙拣选的教会,那被提走的教会要在三年半后回来,此后……在《启示录》中说到了这点,它说:“其余的死人还没有复活,直等到那一千年完了。”[启20:5]你们多少人读过这经文?读过很多很多次了。“还没有复活,直等到那一千年完了。”耶稣带着新妇,与新妇回来了。

106

呐,记住,正如我说过的,凡事都在三里面。主的到来也在三里面:第一次,他来救赎他的新妇;第二次,他来取走他的新妇。就像爱情故事,他过来了,在夜间将她偷偷带走,带她离开了世界,“在空中与他相会。”这是主秘密的来到。瞧?第二次他来,是要接受他的新妇:第一次是救赎她,第二次是接受她;第三次是与她同来:王和王后。

107

在这里,他回来要审判万民。保罗说:“你们中间有彼此相争的事,怎敢上法庭求审呢?岂不知圣徒要审判世界吗?难道你们不配处理这些小事吗?”[林前 6:1-2]这审判已经交付给了基督和他的圣徒;他们是陪审席上的律师;主坐在宝座上。这是新妇,是律师。

这些人上来了。案卷展开了,并且另有一卷展开,就是生命册。[启20:12]
呐,第一卷是罪人的案卷,他们被剪除了。是的。他一开始就被定罪了。他们是山羊。他甚至没有一点机会(瞧?),他一开始就是罪人。是的,呐,他被剪除了。
108

而那些绵羊,他们经受了审判。他们必须受审判,圣徒要审判他们。神不是不公义的。如果有一个异教徒在这块土地上,我们在美国这里建造八百万至一千万美元的金殿,而不把信息带到他们那里,神就要我们负责任,而放过他们。肯定的。神不是不公义的。

你们在这里的,如果你以前从未看见这个,你可能不必承担责任;但你现在有责任了。瞧?你只负责……我们有责任传送这信息;不管你听从或不听从,你都有责任。
109

呐,异教徒会起来,就是那些在那边敬拜神庙的人。他们根本不清楚。他们对此一无所知。神并非不公义,若没有给他们机会,他是不会定他们罪的。将有一个地方是分给他们的。

所以,在教会里,从那个教会时代一直下来到各个时代,从以弗所时代一直下来到这里,这信息,基督真实的信息也像它起初时一样:有圣灵的洗、复活的大能、说方言、翻方言、医治的恩赐、奉主耶稣之名的水洗,以及他所教导的一切事;在那个新妇中的每个人都将作为律师站在那里。
110

某个人的案子提出来了,“你在某某地方参加一个聚会,你有告诉他吗?”

呐,律师说:“有,我告诉了他。”这点记在了册上;你无法否认;甚至我们的思想都记在上面。瞧?你无法否认。“是的,我告诉过他:他必须受洗。”
“是在杰弗逊维尔这个帐棚里吗?”
“是的,先生,我……你……”
“是的,这点记在了册上;你告诉过他们:他们必须这样做。他们……他甚至查考了圣经,知道那是对的,但却不去做。”
“你们这些作恶的人,离开我去吧!我从来不认识你们。”[太7:23]瞧?在那里,他把山羊和绵羊分别了出来,你瞧?把一些安置在右边,一些安置在左边。[太25:32-33]这里又讲到了那三种人。
111

但这群人永远不会跟那群人在一起;那就是新妇。你注意到,新妇跟主在殿里。其他的人在做工,将他们的荣耀归于天国,但新妇一直跟新郎在一起。其他的人所分得的永远不会像在这里的这些人;他们要服事;他们不被剪除(因为主将他们分开,好像将绵羊与山羊分开一样)。

但山羊不会明白这事,他根本不在乎。他是一只山羊,满足于当一只山羊,所以也像山羊一样死去,那就是他的结局。就是这样。瞧?
但是绵羊,如果他有……如果神留住他……那里站着一些从未听过这些事的异教徒。所以,如果你向人传这福音……
112

我也得站在那里。你们还记得吗?不久前主给我的那次伟大的转变,我必须跟那些要为他们负责任的人站在一起。我看见几百万人站在那里,我说:“他们都是伯兰罕家人吗?”

他说:“不。他们是你带领信主的人。”
我说……我说:“我想见耶稣。”
他说:“还不行。在他来之前还有一段时间。但他会先到你这里,你将根据你所传讲的道受审判,他们正是倚靠这道。”
我说:“所有的人都必须那样吗?保罗也要站在那里吗?”
他说:“是的,保罗也要跟他对之传道的那群人站在一起。”
我说:“我传讲了他所传讲的同样的信息。”
那几百万人举起手来,说:“我们正是倚靠那个。”就是这样。瞧?就在那里。是的。又说:“然后,我们将一起回到地上接受一个身体,能够吃喝;我们将一起住在那里,过着无穷尽的年代。”那是主的再来。
是的。呐,等一下。呐,再一会儿就结束了,因为差不多快到时间了,我们弟兄在这里还有洗礼的事奉或作别的用处。
113

好的,呐,在这个教会时代中……(哦,这里有些事太美了,我非常喜欢这点)在这些教会时代中,有两个几乎相似的灵在运行,一直到这里:一个是宗派,另一个是圣灵。耶稣说它们是那么接近,倘若能行,连选民也就迷惑了。这两个灵正在为将来的审判给他们的人盖上记号。撒但扬言过,它会拥有比基督更多的人,它得到了。

呐,要特别,特别注意这个,因为我们要讲到这点:它非常的重要,给人盖上记号。
114

很多人像夏娃一样。夏娃停留太久了,便受到了引诱。如果她不停下来,根本就不会受引诱。但夏娃停下来了,她一停下来,就在那里受到了引诱。她不是努力向前;你们现在在注意听吗?听着!夏娃之所以被引诱……让我们一起说,这样我就确信你们明白了,[原注:伯兰罕弟兄与会众一起说]“夏娃之所以被引诱,是因她没有持守神全备的道。”撒但向她引述了道,但决不会告诉她所有的真理,它的宗派也不会。瞧?但她停留得太久了,得到了部分的道,却不接受全部的道。

115

那就是今天的问题所在;睡着的童女停留得太久,只得到一部分的道,而不是全部的道。被诱惑的教会也是停留得太久,只得到部分的道,而不是所有的道。她们对此是诚实、真诚的。夏娃被诱惑了。圣经说是她被诱惑了。

不是亚当被诱惑。亚当很清楚自己在做错事;但他的妻子,她干了这事,并唆使亚当一同去吃禁果。瞧,他是个男人,瞧?对他来说他……你们明白的。瞧?他知道他在做错事,但夏娃以为自己做得对。
116

哦,难道你们不明白吗?为什么保罗说女人不许传福音?女人是在……女人是那个被引诱的人。“我不许女人讲道,也不许她辖管男人,只要沉静。(瞧?)因为先造的是亚当,后造的是夏娃,且不是亚当被引诱,乃是女人被引诱,陷在罪里。然而,她不是失丧的;女人若常存信心、爱心,又圣洁自守,就必在生产上得救等等(如果她有丈夫的话),她就必得救。但不许她讲道,也不许她掌权。”[提前 2:12-15]瞧?保罗说:“你们不要那样做。”他又说:“呐,我想我是有主的心了。”

117

他们说:“那么,为什么那里的众先知说预言,告诉我们说应该讲道。”

他说:“什么?神的道岂是从你们出来的吗?岂是单临到你们吗?若有人以为自己是先知,或属灵的,就该知道,我所写给你们的是主的命令。”[林前 14:36-38]瞧?没错。他知道他在谈什么。
他又说:“若有不知道的,就由他不知道吧!”就是这样。瞧?如果他不愿听,好,就由他去吧;他已经朝阴沟里直冲下去了。看,由他去吧。但在那里,这两个灵……
118

推理……就像他们让女人进警察局,去到外面的街上。这是对美国国旗的羞辱。让那些做母亲的去到外面街上,却让成千上万的男人没有工作。瞧,这是个女人的国家;是个女人的地方,女人将要接管它。崇拜女人。那是天主教教条的灵,把女人当作神来崇拜。这里就是……正是这样设立的。你们看出一点名堂了吗?

神能赐给一个男人的,没有什么比一个妻子、一个真正的妻子更甜美的了。但当她越出了这点时,她就出格了。绝对没错。神决不会要女人在这些地方做工,做像那样的事。那些女人,她们是要生孩子,抚养孩子。她们个个都是小传道人,但她们各有自己的牧场,就是在家跟孩子们在一起,养育好孩子。是的。
119

呐,有两个灵,那么相似。就像夏娃,几乎……瞧,撒但说:“神曾说……”

“嗯嗯。”
“神曾说……”
“嗯嗯,没错。”
“神曾说……”
“嗯嗯。”
“神曾说过,但是,哦,如果我们奉父、子、圣灵的名受洗,他不一定会谴责我们。那岂不是一样好吗?”你这卑鄙的伪君子!神从未那么说过。根本就没有这样的事。它是死的。根本没有这样的事。
请告诉我:父、子、圣灵的名在哪里?根本没有这样的名;它是死的。它什么时候冒出来的?在撒狄,那个死的教会。根本没有这样的东西。“按名你是活的,你说你是一个基督徒教会,但你却是死的。”没错。
120

根本没有像父、子、圣灵这样的名。

“哦,瞧,那岂不是一样好吗?”
不是的;保罗说不是的;他说:“你们信了以后,受了圣灵没有?”[徒19:1-5]
“我们不知道有没有……”
他说:“你们是怎样受洗的?”又说:“要来奉耶稣基督的名重新受洗。”他说:“即使是从天上来的使者,教导别的东西,他也应当被咒诅。”[加1:8]
那是真理。我只负责把它说出来。你们明白;我这样大声喊,不全是对你们喊的,而是要录在磁带里,瞧?因为我知道磁带要去到哪里,去到各处;事实就是这样。是的。它不是……
121

是夏娃被引诱了;她拥有部分的道。摩押被引诱了;睡着的童女被引诱了;教会被引诱了;宗派被引诱了。瞧?

要持守这道。那是唯一的道路。要持守它,不要有一点的偏离。要持守它;继续往前走,照着神说的去做。不管别人说什么,都与神站在一边。
122

呐,睡着的童女,她丧失了自己的位置;我们都知道这点。她出现在审判中。如果她曾听见过真理,她就要被定罪。没错。除了在你离开耶稣的那地方,你永远不可能在其它地方找到他。

犹大也会出现在……记住,“睡着的童女,”你说:“她们可能受魔鬼的灵感吗?”绝对的。“仍然过着清洁的生活?”是的,先生,犹大也是这样:得救、成圣、传讲神的医治、赶鬼。瞧,他一直往前走,几乎跟其他的使徒是一样的。但当到了五旬节,他就在这里露出了马脚。他并没有领受圣灵,他把脚跟一转,否认了主耶稣。这正是众教会过去所做的。当到了领受五旬节的祝福时,他们就走开了。哦,会众们,你们难道不明白吗?
123

哦,今晚,这块伟大的压顶石!再等一下,我想,我们这里还有一点时间;我想讲点别的内容。我想给你们讲兽的印记。这兽的印记,让我们看一看《启示录》13章。《启示录》13:15,读一下,看它要做什么。《启示录》13:15。

15又有权柄赐给它,叫兽像有生气……(呐,这是给新教众教会的,新教的众教会。)
它有了权柄,因为人们做了一个像。新教众教会通过基督教协会,设立了一个地方,让所有的新教徒都联合在那里一起团契。多少人知道或读到他们已经为全世界众教会的联合造了大楼?肯定的。瞧?现在就立在那里,就像联合国一样。他们都在那里,每一个都在那里,甚至是神召会。他们在那里,他们在那里了。瞧?那是狗咬狗。“就像猪又回去打滚,狗吃它所吐的。”[彼后2:22]又回到同样的东西里(绝对没错),几乎否认了他们传福音的立场。他们在那里,做什么都要大,都要像其他世人一样,就像以色列人那样,看见列国的君王,就说:“给我们立一个王。”[撒上8:19]瞧?
124

15……叫兽像有生气,并且能说话,又叫所有不拜兽像的人都被……

这兽像,是新教的宗派,不是天主教。他在这里所说的是指美国(瞧?),因为13章是讲美国:从地中上来的兽。看,其它所有的兽都是从水中上来,水的意思是“密密麻麻的民众”。但这里的这个兽,出现时好像羊羔,从没有人群的地中出来:有两角,说话好像龙[启13:11-17]。他们曾在欧洲做了一个兽像;又在这里给它做了一个像。把众教会联合起来,搞出这个新教徒团契,然后,他们强迫所有其他的教会,他们若没有兽的印记,甚至不能做买卖或别的事。
125

呐,注意这里所发生的事。

16他又叫众人,无论大小贫富、自主的、为奴的,都在右手上或是在额上受一个印记。
17除了那受印记、有了兽名或有兽名数目的,都不得做买卖。
18在这里有智慧。凡有聪明的,可以算计兽的数目;因为这是一个人的数目,它的数目是六百六十六[启13:16-18]。(我们知道那是谁,那是罗马的等级制度,教皇。)
我到过那里,亲眼见过它,才知道,在他的座位上(他的宝座跟以前一样),就像天主教时代开始时,他们立博尼费斯三世为第一任教皇时那样。在座位上写着“VICARIUS FILII DEI”,意思是“代替神的儿子”。Dei,Dei,“神。”瞧?“代替神的儿子,”换句话说,“就像神的儿子在地上设立宝座一样。”瞧?他拥有一切权柄更改圣经,更改他要改的任何东西。因此,他说:“万福马利亚。”教皇是怎么说的?“我们要喊’万福马利亚’。”这就定下来了。哼。“瞧,我们要做这做那。”教皇说什么,就是什么,就是什么。“代替神的儿子。”
就在最近,他们又搞出了那个教义,说“马利亚没有埋葬”(他们找到了她的坟墓等,还标出她埋葬的地方),说:“不,她又起来了,复活了。”教皇说:“就是这样。”那就是这样。是绝对不会错的(瞧?),教皇这么说的。看,“代替神的儿子。”
126

经上说:“若有人想知道这兽是谁,权柄从哪里来,就算计它的数目,凡有聪明的……”圣灵的其中一个恩赐是智慧。瞧?“凡有聪明的,可以算计人的数目……可以算计兽的数目,因为这是人的数目,它的数目是六百六十六。”呐,你把那个名字拼写出来,V-I-C……哦,根据这些字,在这下面画一条线,把这些罗马数字加起来,你就会发现,你得出了六百六十六。瞧?没错。

127

“现在,让我们给那兽做个像。”就在这个国家,他们已经做了一个像:所有宗派的联合会,尼哥拉一党人聚在一起,形成宗派;最后以兄弟关系联合起来,不是像天主教那样联合,而是以兄弟关系联合起来,试图要扑灭共产主义。

圣经说,神兴起了共产主义,要因那些国家对神儿女所做的事在他们身上报仇。绝对没错。他说:“他们一时之间将自己的权柄等给了兽,因那些人所流的血报复他们。”当原子弹或别的什么击中梵蒂冈城时,罗马等级制度就不复存在了;经上说:“世上每个被杀之殉道者的血,都在她里面看见了。”[启18:24]就是这样。这是它的像,众教会联合会。
不用多久,我们就得把这些门关上了,没错,或者接受宗派的印记,否则我们就得关门。没错。我们……我们非常清楚这点。
128

呐,现在我想,在一会儿结束之前,讲一点概略的内容。呐,神的印就是圣灵。大家都知道这点,是吗?好的,我们大家都知道,神的印就是圣灵。呐,这点在……你看《启示录》9章,9:1-4,你发现他们额上都有那印记。《哥林多后书》1:22,保罗说:“他又用圣灵印了我们,直到那日……”《以弗所书》4:30,说:“不要叫圣灵担忧;”那是出去在他们的额上盖印的那位天使。呐,这不是指你们……他拿印在那里盖了一个记号。你的额头是指你所得的启示,瞧?你的手是指你所做的事。看,它是个灵意上的记号。瞧?他不是拿一个大图章,像那样给你盖印。哦,不是的。

129

就像几年前,当美国射击协会出现时,他们说它就是这个那个。不要去看那些;它已经有了。圣经说它过去就有了,现在它就要结束了。瞧?没错。

但他盖了印记。瞧?呐,第一个印记是怎么样,它看上去像什么呢?他们都被圣灵充满了(没错),他们的事工就是基督的事工。他们按手在病人身上,病人就好了;他们行了各种神迹、奇事和异能。在他们的额上受了印记,拥有耶稣是神儿子的启示,他们与他(基督的神性)一同做工;有了这记号。
130

你说:“可是,呐,他是第三个位格,或第二个位格。”你还没有得到印记,由它去吧。瞧,在这一点上你就已经错了,圣经里根本没有像那样的东西。“我们称颂……我们相信圣三位一体。”你是走在……你根本还没上路呢,瞧?因为圣经里从来就没有提到像三位一体这样的东西。在圣经中找找“三位一体”这个词……

131

[原注:磁带有空白。]……进入儿子里,称为子职;现在,他就在你里面,圣灵的洗,是同一位神。圣灵是耶稣基督的父。“还有不多的时候,世人不再看见我。”耶稣说:“我从神那里来,又回到神那里(回到圣灵里)去。我就与你们同在,甚至在你们里面,直到末了(直到结束)。一路下来,我会藉着你继续那样做。我所做的事,你们也要做。我所做的事会继续下去;那将永远是信徒的迹象。去传福音,奉主耶稣的名给他们施洗。他们将被我的灵充满,如果他们被充满,这些神迹就会随着信的人,直到世界的末了。我就常与你们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他被接到荣耀里了。就是这样,我们正盼望他某一天再来。

132

呐,那是神的印。我们知道这点。呐,记住,犹太人中只有十四万四千人受了印,他们是犹太人中留下的余数。但在这里,在外邦新妇中……在外邦新妇中,有千千万万的人受了印在那里,因为他们是历代以来的那些殉道者等,他们要在审判的日子起来。

那天,当那双铜一般审判的脚站在那里,那些殉道者也站在那些罗马人面前(也许是过去的那些尼哥拉一党人,把他们烧死在火刑柱上、扔在狮子坑里等类似的事),他们作为律师站在陪审席上,你想会发生什么事呢?审判官坐在席上,问:“你向他们传过福音吗?”
“我在那里的狮子口里用生命为他们封上了印。”
噢,弟兄,说到“离开我去吧”,地狱对他们来说都太舒服了。绝对没错。
133

“要持守住。我知道那些自称……那些尼哥拉一党人,自称是圣灵充满的,其实不是。”你看,就是这样。哦,将要来的是何等的时刻啊,何等可怕的时刻啊!神必报仇。主说:“我必报仇,我必报应。”[来10:30]每个邪恶的行为都必看见公义的……你一生中所做过或想过的每件事,都要在那个记录你头脑所掠过的每个邪念的大磁盘上控告你。悔改吧,孩子。

只有一条逃脱的路:进到基督里;当你进入他五个可爱的伤痕里,他身上五个宝贵的伤痕里,当你看见那边所流的血,并且藏在它里面,说:“万古的磐石,我毫无良善,把我隐藏,万古的磐石。”感受那宝贵的圣灵,完全死了,进入基督的身体里;起来,并从新的事物中醒来;你周围将是一个崭新的世界。你曾经喜爱的罪都丢在了身后。哦,无论是将来的事、现在的事、死亡或别的事,都不能使你与那个隔绝。[罗8:38-39]你受了圣灵的印记,直到得赎的日子来到。[弗4:30]你得到了耶稣是谁的启示。你心里知道,你已经出死入生了。
134

再看一下你手中的工作。你瞧?你不再偷了;你不再行恶了。你的手是干净的,没有沾染血。你站起来,传福音,说正确的事,过着正确的生活,做正确的事;圣灵与你同在,天天显出神迹奇事,神使你现在知道了:“你是我蒙福的孩子,我与你同在。我正与你同在。不管你在哪里,我都与你同在。我会伴你行过黑暗的时刻和任何地方。”哦,何等的一个锚啊!

我已将灵魂锚在安息港湾,
我将不再航行于狂暴海中。
暴风雨会席卷怒吼的深渊,
但在基督里我有永远平安。
135

即使有朝一日,死亡高歌而来,像蜜蜂一样围着你的头飞,你也可以说:“哦,死啊,你的毒钩在哪里?”[林前15:55]

正如那天早上小撒拉在写的那样,我的小女儿正坐在后面。她正在做笔记,我相信,她和柯林斯弟兄的小女儿正在记我要说的内容。我正和她妈妈在看她写的纸,她写着:“革命录。”她说……你知道,我故事的末了是讲死亡的,你知道。你们都听过了,它已经没有刺了。我讲那个故事的时候,你们在这儿吗?看,死亡里曾经有一根刺,但是当……
136

撒但不太肯定那一位是不是神的儿子。你看见它站在那里,那时,撒但来到耶稣面前,说:“瞧,你若能行神迹,你若是一个行神迹的人,你若是那个神的儿子。我要告诉你;经上记着说:(瞧?)如果你是,让我看你行一件神迹。现在你饿了;你四十天没有吃,为什么不拿起那块石头,把它变成饼,坐下来吃呢?让我看你做那事,我就会相信你是神的儿子了。”[太4:1-4]

耶稣说:“人活着,不是单靠食物,乃是靠一切的话。”哦。撒但知道它在那里遇到的不是摩西,是吗?摩西扔掉了十诫的法版,摔碎了[出32:19];但撒但知道它遇到了比摩西更大的人。
137

后来它带耶稣上了山,它说:“你看到世上万国的荣华吗?有美国,有英国,有万国,将来它们都要出现在这里。”又说:“它们每一个都属于我,你知道的。”(是它在管辖列国。)又说:“它们是我的,它们由我操纵;我送它们去打仗。我随己意来操纵它们。它们是我的。你若俯伏拜我,我就把它们送给你。”[太4:8-11]

耶稣说:“撒但,退我后面去吧!”主知道,末了无论如何他都要承受它们,所以他说:“撒但,退去吧。”
138

最后有一天,他们把他带到那里,拿一块破布像这样蒙住他的脸(我想是一块破的脏围巾),蒙住他的头;他坐在那里,流血受伤,清晨有寒风刮来。他们已经鞭打了他,血流到了肩上;他们拿个东西像这样披在他身上,血粘在后背上;他坐在那里,一顶荆棘的冠冕像这样拉到了他脸上。他脸上都是鲜血、士兵的口水,坐在那里。那景象看上去岂不很可怕吗?(哦,神啊!)

你说:“瞧,如果我在那里,我不会袖手旁观的。”那么,现在为什么你还袖手旁观呢?因为如果你……你现在所做的也是同样的事。
139

他在那里,坐在那里,被戏弄,吐口水。门徒站在后面,说:“哦,怎么可能呢?那个人,他能叫死人从坟墓里出来,你看他在那里。”门徒并没有明白经文。事情就是那样的。瞧?

所以,他脸上有血和口水。他们拿破布蒙在他的眼睛上,说:“你知道,人们告诉我他有属灵的辨别力,你知道。他是个先知,能说出人的事。他说出井边那妇人的罪。他告诉西门,他父亲名叫约拿,以及这一切的事。如果他能,让我们看看他现在能做什么。”
他们说:“我们给他一个小小的试验。”那是运行在那些人身上的魔鬼。他们拿破布像这样蒙在他眼睛上,拿棍子打他的头,说:“你若是先知,就告诉我们打你的是谁。”他甚至没有开口;只是坐在那里。[路22:63-65]
撒但说:“你知道,那不可能是,那不可能是神。”
今天,那个老宗派也是说同样的话,“那帮圣滚轮,那不可能是神。”他们并不知道。他们不知道。瞧?“那不可能是神在做那些事;那是读心术。他们是……他们是算命的。”他们就是无法明白;就是这样。
140

所以,他们就上了山,把那件袍子披在他身上。我想,他只有这么一件衣服;他还是人的时候,马利亚和马大为他做了一件小袍子,编织在一起,是没有缝的。他们把袍子搭在他背上。当他背着十字架跌跌撞撞、吃力地上山时,他衣服上就留下了那些小斑点。他瘦小、虚弱的身子走了过来,人们鞭打他等等,叫他一直那样往前走。那个旧十字架“砰——砰”地响,磨破了他的肩膀,他摇摇晃晃地继续走着。

那些小斑点越变越大,过不久,就都变成了大斑点。老撒但出现了,你知道,它以蜜蜂的形式,你知道,那个死亡说:“啊哈。那个吗?神不会那么做的。他只是一个人,他是在演戏。”现在它仍然这样想。瞧?“他只是在演戏,所以我要螫他。如果他是神,他就不会死。所以我要螫他,看看会怎么样,像这样。我要试他一下。”
141

所以,它把耶稣挂在十字架上,把那根刺扎在他身上;但当它一扎,它的刺就掉了。那一位比人大多了;撒但这次是扎了神。

这就是为什么保罗说:“死啊……”;你知道,蜜蜂一旦螫得太深,就不能再螫了。所以,蜜蜂就完了。它会嗡嗡叫,吵吵闹闹,但它不能螫人了,因为没有刺了。所以,死亡也不再有任何刺了。
保罗,当他们建了一个地方要砍他的头时,死亡在他周围嗡嗡叫,要螫他,他说:“死啊,你的毒钩在哪里?”
坟墓说:“我要得到你了,保罗。我要吞吃你了。”(我曾去过那里,人们砍下了保罗的头,把他扔在下水道里。)坟墓说:“我要使你的身体腐败;叫你完全烂掉。”
他说:“哦,坟墓啊,你得胜的权势在哪里?感谢神,使我们藉着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得胜。”[林前15:55-57]死亡失去了螫他的刺。他说:“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了;当跑的路我已经跑尽了;所信的道我已经守住了。从此以后,有公义的冠冕为我存留,就是按着公义审判的主到了那日要赐给我的,不但赐给我,也赐给凡爱慕他显现的人。”[提后 4:7-8]阿们!“你想砍,现在就砍吧。”喔。哦,就是这样。那就是道路,弟兄。那是真正基督徒的灵。
142

呐,如果你碰到机会,你怎么得到兽的印记呢?我想说说这点,因为我想,我说说这点就结束。你怎么得到兽的印记呢?你想知道吗?后果是什么呢?兽的印记是什么呢?

我们知道神的印是什么。什么是神的印?瞧,让我们翻到《以弗所书》4:30,你们就会明白;你们可以自己读一下。或者你们哪个可以翻到《启示录》,《启示录》9:1-4。另外,《哥林多后书》1:22。有许多处。我记下了一些。我们先翻到《以弗所书》4:30,你们就会明白神的印是什么;还有其它的或任何地方。你只要在经文汇编中找到“印”这个词,就可以在任何地方找到相关的经文。好的,《以弗所书》4:30,听听这一节。
30不要叫圣灵担忧,你们原是受了他的印记,直到得赎的日子来到。
143

什么是神的印呢?圣灵。好的。呐,“人若没有神的灵,就不是属神的。”[罗8:9]如果你有圣灵,你就是神的一部分,因为你是属他的。他印了你,在你里面,运行在你里面,他所行的神迹,你也要行。呐,你们会众,大家都明白了吗?有了圣灵才是属神的,圣灵。如果你有了圣灵,就会做耶稣所做的事。瞧?你的爱……

当他们吐口水在你脸上,像那样打你时,你心里没有毒根。耶稣向下看着他们,他说:“父啊,赦免他们!因为他们所做的,他们不晓得。”[路23:34]看,他们不晓得。
144

你能想象到吗?他自己的儿女呼喊着要他的血。天地的创造主挂在自己所造的、从地里长出来的十字架上。他自己的儿女(你们做父亲的,想想你的儿女,你自己的儿女)呼喊着要杀死他,“除掉他!给我们巴拉巴,那边的那个贼。”

哦,我就是那个巴拉巴;我就是那个该死的,但耶稣替代了我的位置。那天早上,当这个百夫长迈着沉重的脚步走到那里,打开牢门时,老巴拉巴该会有何等的感觉啊!老巴拉巴说:“哦,再过一会儿,我就完了。我是个杀人犯,我是个贼。他们今天要杀死我;我知道他们会的。今天是逾越节,所以我真的……我知道我今天要死了。”整个晚上紧张不安,像其他犯人一样走来走去。接着你知道,卫兵来了。他说:“哦,哦,这就是了。我必须走了;我必须走了。”钥匙咯嚓一声插了进来。
卫兵立正站着:“出来!巴拉巴。”
“嗯,是的。是的,我知道我要走了;我要走了。”
“不,你想做什么,就继续去做吧。”
“什么?”
“去吧,想做什么就去做什么。出去吧,你自由了。”
“我自由了?可是,你们判了我死刑啊。”没错,神判了所有的罪人死刑。“你判了我死刑,我怎么能自由地出去呢?”
“过来,巴拉巴。你看,去到那边的山上,听听那十字架敲到地上的’砰砰’声。听听那些钉子钉进他手中的声音。看看他在那里大喊,脸上苦涩的泪水和血掺合在一起。巴拉巴,他替代了你的位置;他为你而死。”
“你是说他死了我就能得自由吗?”
“是的。”
“哦,好的,这样我又可以再杀人了。”哦,何等的忘恩负义!你是该死的。
145

每逢思念奇妙十架,荣耀救主在上悬挂。

从前名利财富矜夸,……
哦,难怪诗人说:
降生,他爱我;受死,他救我;
葬埋,他带去我的罪愆;
复活,他使我白白称义;
一日他再来,哦,何等荣耀的日子!
146

当我看到他为我所做的事,我还怎能拒绝他呢?我怎么能呢?我宁愿失去地上所得到的每个朋友。我怎能……我已准备好被每个组织踢出去,随他们怎么踢好了。当我看到那边,当我定了死罪,他替代了我的位置。肯定的,主啊。这一切,我看别的一切如粪土。哦,让我拥抱这十架,哦主啊。

裂开的磐石和黑暗的天空,
我的救主垂下头颅而死;
敞开的幔子指明道路,
通向天堂福乐和永世。
147

哦,让我……让我靠近你,耶稣。不要使我转离你亲爱的肋旁,使我看不见你那五处流血的伤痕。哦,天上的君王,他如何死去,为我而死;他死了,叫我这个被定罪的人可以……在罪的锁链中,在地狱的牢房里,被定罪,犯了罪,要永远离开、被毁灭,而有人替代了我的位置。然后他们……当我大约十八、二十岁时,有一天,圣灵在这里……我说:“哦,我是谁呢?我从哪里来?我要到哪里去?”

他说:“他替代了你的位置;你本来要去那里的。他替代了你的位置;他在那里。”
我说:“哦,神的羔羊;哦,神的羔羊,我来!我来!我两手空空来;没有什么可献给你,主啊,我要单单投靠你十架;那是我所得的一切。”他接我进去,给我穿上衣服,好像那父亲对待浪子一样,把新衣披在我身上,那衣服不是我的,他给我穿上的是他的义袍;把结婚戒指戴在我指头上,使我在那日与新妇在一起。[路15:18-24]呐,肥牛犊已经宰了,我们快乐无比,因为从前我死了,现在又活了;从前我失丧,今天被寻回。
奇异恩典何等甘甜,我罪已得赦免!(比巴拉巴更坏的人)
前我失丧今被寻回,瞎眼今得看见。
浩大恩典使我敬畏,使我心得安慰,
初信之时即蒙恩惠,真是何等宝贝。
将来在天安居万年,恩光如日普照,(不再是星星,而是儿子。)
好像最初蒙恩景况,赞美永不减少。(那时我们就在永恒里。)
哦,我多么爱耶稣,因为他先爱我。哦,多么美妙!
148

现在跟我一同翻到《出埃及记》,好吗?21章。他圣灵的劝告。现在,我们要讲关于如何接受……我指给你们看了,把后果告诉了你们,就在这里。

呐,你怎么接受兽的印记呢?我要指给你们看,可怕的结局是什么。呐,这兽的印记,看《出埃及记》21章。从旧约中把它找出来,这样你们就能明白。在新约里,我也找了很多经文在这里,我们都知道的。现在让我来读。
1你在百姓面前所要立的典章是这样:
2你若买希伯来人作奴仆,(呐,记住,他是希伯来人,是一个信徒。瞧?)……买希伯来人作奴仆,他必服事你六年,第七年他可以自由,白白地出去。
3他若孤身来,就可以孤身去;他若有妻,他的妻就可以同他出去。
4他主人若给他妻子,妻子给他生了儿子或女儿,妻子和儿女要归主人,他要独自出去。
149

我不想……我知道我的时间用完了。对不起,内维尔弟兄,但我要把这点讲透,弟兄。

看这儿。不是你妈妈是什么,你爸爸是什么;也不是你妻子是什么,而是你。看,他妻子不能算;他儿女也不能算,是他。不管你妈妈怎样,可能是个圣徒;你爸爸可能是个圣徒;以扫的爸爸妈妈也是圣徒,但他却是个痞子。瞧?但这是你个人的事。
你说:“我爸爸是传道人。”那跟你毫无关系。“我妈妈是个敬虔的妇人。哦,她在天堂里。”那可能是对的,但你又如何呢?是你自己。
150

5倘或奴仆……

呐,他在这里……呐,现在注意看这个兽的印记。呐,我没有时间按次序回去看,因为只剩二十分钟了。但我想告诉你们……
呐,有一个时候来到,称为每个第七年。过了六年,在第七年……读圣经的人,传道人,以及坐在这里的,都知道这是真的,它称为……第七年叫做禧年,一切都安息了。第七年不种庄稼;土地等一切都安息了。他们只捡麦穗。瞧?第七年一切都安息了。第七年也有一个吹号的祭司。如果有人曾是奴仆,不管他欠多少的债,他都自由了。
151

呐,这是福音号角的预表。这些年来,你可能一直在服事魔鬼,在捆锁中、喝酒、抽烟、赌博、犯罪、行污秽的事,不管你做了什么,当你听到福音的号角吹响,就表明你可以自由出去了。你可以走了。“信道是从听神的话来的。”[罗10:17]呐,你听过了全备的福音,你不必再受束缚了。

呐,如果你只是坐着,说:“哦,我听到了,但我不要听从。”瞧?是的,那它就不是给你的,它是给那些听从的人。是的,如果你能听从……
152

呐,注意他在这里怎么说。现在,为了证明这点……现在认真注意,在下面几分钟里好好思想一下。

5倘或奴仆(那是一个要得释放的人)明说:“我爱我的主人……”
“哦,我喜欢去跳舞。我不想因任何人放弃我的跳舞。我不想因任何人放弃这个那个或别的;或我所爱的妻子、孩子和地上的东西。呐,你看,伯兰罕弟兄。我要告诉你,你是说我必须……”你不需要停止什么。你只要进来;它自己就会停止。但你说:“可是,我不愿那么做。我不必那么做。我属于教会,我跟你们任何人一样好。”好的,弟兄。那没关系;你听见了什么是真理。“哦,你听这里,父、子、圣灵岂不是……”好,如果你想坚持那样,那随你便吧。
你听见了号角吹出的声音;你听见它吹出的音符。圣经说……(哦,神啊,看看那个。这点岂不是能给我一个主题再讲一个小时吗?)“若吹无定的号声,”[林前14:8]如果你的宗派说“父、子、圣灵”,那听起来不像号声。“若吹无定的号声,谁能预备打仗呢?”
153

5倘或奴仆明说:“我爱我的主人……”

“我爱魔鬼,它让我做这些事;那没关系。我不认为……我认为你太小心眼了,我认为你太狭隘了。”好的。“我爱做这些事。我认为我们应当做像这样的大事,做这些属世的事。我们有跳舞;我们在教会里玩邦科牌,还有类似的游戏,我们都玩得很愉快;他们跟你那边的那帮人一样好。”好,好的。好的。
5……不愿意自由出去。(这就是你们所说的灵里的自由。)
6他的主人(魔鬼)就要带他到审判官那里,又要带他到门前,(嗯,什么?谁是门?[原注:会众说:“耶稣基督。”]“我在你面前给你一个门。”那个兽的印记什么时候出现的?在门被设立的这个时代,兽的最后印记。)又要带他到门前,靠近门框,(就是靠近各各他,是吗?)……穿他的耳朵……用锥子穿他的耳朵,他就永远服事主人。
“你是什么意思,伯兰罕弟兄?”如果你听到福音真理,却拒绝行在其中,那么神就给你的耳朵做记号,你就永远不再听见了。你已经越过了生死的分界线。以后你剩下的日子就永远继续跟着你的组织、宗派。要行在光中,孩子们。没错。否则,你就要永远服事那个主人。
154

你并不想……看,号角吹响了,他可以自由出去;那是神的恩典;那是禧年,结束了。犯罪的日子过去了,弟兄。每个服事罪的人,你们听磁带的或在场的听众,我告诉你们,每个服事罪的人,犯罪的日子过去了。耶稣曾死去,你不必再服事罪了。你不必再向信条和宗派叩头了。“天父的儿子若叫他自由,他就真自由了。”[约8:36]如果你想自由出去,在神的儿子里自由,就摆脱一切的东西来事奉他。来吧!阿们!

但如果你不想自由,那么,你的组织,你的主人,不管你服事谁,他都会在你耳朵上做记号,你就再也不可能听见了。如果神曾对你的心说话:“来吧,时候到了,”你却拒绝它,那么你就受了它的印记,硬着心离开真理了。这就是魔鬼的印,兽的印记。你们明白吗?兽的印记要做什么?它要使你回到天主教体系、宗派体系中,你就永远进不来,不能自由了:永远服事那个东西。那是兽的印记。
朋友们,这很严厉,很扎心,但这正是……我不必负责……只说圣经所说的。
155

呐,这是旧约的一个预表,预示你听到了福音的好消息,你就自由了。你不必再受捆绑了;你在基督耶稣里绝对自由了。不再有罪等东西了。你没有……

你们爱世界的人,圣经说:“你若爱世界和世界上的事,神的爱就不在你里面了。”[约一2:15]对吗?你若爱世界和世界上的事,神的爱就不在你里面了。那么,今天世界上假借宗教的名义所发生的这一切大事又会怎么样呢?这些世界上的事。人们把它吞了下去,就像猪圈里的猪一样,瞧?“哦,这很好。这没问题。”看,他们受了印,被印上记号了。瞧?
156

呐,你们现在明白犹太中余剩的人是什么,还有那十四万四千人,此刻他们正在哪里等候吗?你们现在能看出那些没有预备油的愚拙童女吗?她们将要起来,被分开来,在审判的日子显出正确与错误来。你明白当愚拙的童女开始要接受,就像现在,这是她需要的,她去求了,这时正是新郎来的时刻吗?

那么,我们有多近了?就是现在了。我们只有一点点时间了。我不知道那可能会多久。我说不出什么时候;我不知道。可能是下一年,可能是下一个十年,或四十年,也可能是四十分钟。我不知道;我无法说。但我知道很近了,真的很近了。主的灵……
157

呐,时候要到,接着你知道,教会就开始冷淡了。呐,多少人注意到最近几年教会一直在冷淡呢?肯定的。它正进入什么之中?老底嘉。今晚我们要讲到它,把老底嘉教会的使者指出来,指出他来,使你们能看见,明白他的信息和它的内容,在老底嘉教会时代的末了,教会重叠了,然后一直延伸到永恒。

158

哦,我真是爱他。你们呢?是的,先生。哦,什么是……什么是神的印呢?圣灵。什么是兽的印记呢?拒绝圣灵。就是这两者。一个是看见,另一……

瞧,他们是……地上有多少人还没有得到?所有未受印的都要受兽的印记。凡没有神的灵的人,都有兽的印记。神的印就是圣灵。圣经这么说的。这些经文的每一处都讲到这点,说它是神的印记,神的印。凡没有它的人,都是拒绝它的人。他们是怎么拒绝它呢?是因为拒绝听从它。对不对?
159

呐,记住,你怎么得到信心?听道。它在哪里做记号?在手上吗?不。在头上吗?不。在耳朵上。瞧?在耳朵上,听道。它怎么做呢?使听觉结了疤。“那不再,”你说:“那不再适合我。我不想再跟它有什么关系。我不想跟那有什么关系。”这就像那些……

内维尔弟兄,我……我……我就不讲算了,等什么时候……
我本想跟你们讲讲关于“那些已经蒙了光照(你瞧?),要进入天国的人”,你瞧?就像那些边界信徒。看!
4论到那些已经蒙了光照,……又于圣灵有分,……
5……觉悟来世权能的人,
6若是离弃道理,就不能叫他们从新懊悔了,因为他们把神的儿子重钉十字架,明明的羞辱他[来6:4-6]。
29……将那使他成圣之约的血当作平常,……[来10:29]
看,要选民那样做,是完全、绝对不可能的。选民不可能那样做。瞧?那么他会怎么做呢?瞧?“将那使他成圣之约的血当作……”呐,你看,如果他是选民,处在那群人中,就不可能这么做。他是不可能这么做的。
160

呐,我们已经看了,并一直下来。

7就如一块田地,吃过屡次下的雨水,……合乎耕种的人用,……
8若长荆棘和蒺藜,必被废弃,……结局就是焚烧。(麦子要收回家,放在仓里。)
这赐生命的水降在杂草,也降在麦子上。它们都很欢喜,都同样感受到它,都很高兴看到雨水的降临。但凭着他们的果子,就可以认出他们来[太7:20],它们是结出杂草的果子还是麦粒或麦子的果子。
161

呐,这就是所结的果。呐,为了指出这些边界信徒在哪里……我要尽力给你们提起这些童女(你瞧?),让你们明白。呐,在这些边界信徒中,注意看,当以色列百姓来到加底斯·巴尼亚时发生了什么事。我来来回回地从《创世记》、《出埃及记》等别的地方给你们讲这点,尽力来预表它,(你瞧?)这样,大家就不会错过。

162

呐,这些人出了埃及以后,就来到了加底斯·巴尼亚。加底斯·巴尼亚是当时世界的审判席。以色列人就是在这里接受了他们的审判席。他们本来只有……从他们领受诫命的山上到他们面临审判的地方只有十一天;圣经说,沿海绕行只是十一天的路程。十一天的路程,他们来到加底斯,在那里接受审判。大约再过四天,神就会领他们进去,他们却从那里掉头回到了旷野,四处流浪,领受了诫命和类似的东西,以及所发生的事等,又回来了。后来,他们来到了这里。从那里走了十一天,他们来到了加底斯·巴尼亚,接受审判。

163

发生了什么?他从每个支派挑选一个人,说:“过去窥探那地,看看那地的实情。”[民13:2]瞧,他们都过去看了。

进去的其中两个带回了一大串葡萄。哦,一大串的葡萄;需要两个人扛。
呐,当他们回来,也看到了那地的实情后,他们做了什么呢?他们看到那地的亚摩利人和其他族的人,他们说:“瞧,他们都是巨人。”(当然,那是该隐的后代,他们最后去了那里,成立了国家。)他说:“他们……他们是巨人。”又说:“我们……我们无法夺取那地。他们……他们……他们的地都是用高大的城墙围起来的。哦,我们看起来就像蚱蜢,他们看我们也是这样。”[民13:33]
164

他们怎么做呢?瞧,他们……他们绝对看见了那地。他们尝过了那地的果子。看,迦勒和约书亚也过去了,并得到了凭据,扛在肩上带回来了。他们尝了果子。没错。他们从未到过那里,但迦勒和约书亚过去了,带回了凭据。迦勒和约书亚说:“我们能夺取那地。”瞧?为什么?因为迦勒和约书亚仰望神的道。

神说:“那地是你们的。那地满了亚摩利人、赫人以及各族的人。”但他说:“它是你们的。凡你们脚掌所踏之地,我都要赐给你们。”没错。“只要继续前进(瞧?),它是你们的。”
但他们说:“哦,不,我们不可能有那样的复兴。哦,你知道吗?大主教、主教、长老或某个人会下来,把我们都踢出去。”别去管它。是的。我们会得到的。
165

呐,后来,这两个人回到那里,说:“我们足能夺取那地,因为神那么说。让我们去夺取它。”

但你看到这些边界信徒吗?他们只走到一个地步,尝了尝它。“它的味道不错,是的。但是,哦,我们无法夺取它。”
呐,这是什么呢?就是今天的信徒。呐,你看这里的这个人。神给他一个呼召。是的。呐,他得救了。他母亲给人洗衣服,送他到某个神学院接受教育,学习如何传道。瞧,他到了那里,仍然认为他……每次他看到穿着不道德的女人,就会使他心动;每次他闻到香烟,也忍不住要抽一支。他知道那是错的。他不想那么做。所以他说:“主啊,洁净我,把那东西从我身上除去。”
神说:“好的。孩子,我会为你做的,把它从你身上完全除去。”
166

有天晚上,他一摇一晃地走进某处的小布道会,他听到了圣灵的洗。说:“嘿……”

他已经跨出了第一步,称义;也跨出了第二步,成圣;现在他准备要接受洗礼了。瞧?一、二、三,他正准备接受洗礼。当他到了那里,就埋头读圣经,他说:“这正是他们所做的。是的,正是这样。奉耶稣的名受洗,这正是他们所做的。没错。他说要全部都读完。我读了整本圣经;他在这点上是完全正确的。”
“主教,你是怎么……”
“没有那样的东西,胡说八道。”
“哦,我现在明白了。”
“他们得到了圣灵;他们说方言;他们做这些事;他们医治病人。哦,是的,完全正确。”他们正看过去(你瞧?),他看到边界的地。“哦,如果我向我的教会教导这些,哦,我是长老会、卫理公会、或浸信会的。哦,主教会把我扔出去的。瞧,我们不能那样做。我们教会里不能有那样的聚会;不然,每个人都会站起来,走掉的。”
167

“论到那些已经蒙了光照、尝过天恩滋味的人,若是离弃他所行的道,就不能叫他们从新懊悔了,因为他们犯罪,得罪了神。”什么是……什么是罪?不信。他犯罪,得罪了神。他做了什么呢?他将那使他成圣之约的血当作平常,又亵慢将他带到那里的恩典的作为。赎罪的祭就再没有了;惟有战惧等候审判和那烧灭众敌人的烈火。因为主说:“伸冤在我。”[来 10:26-31]

“神的道是活泼的,是有功效的,比一切两刃的剑更快,甚至骨节与骨髓,都能刺入、剖开,连心中的思念和主意都能辨明。”[来 4:12]就是这样,就是这样。当你看到光,就要行在其中。要行在其中。你不知道要去哪里,只要一直走,走向各各他,全神贯注地仰望各各他,一直地走。
168

哦,神啊,愿有一天,教会,以诺是它的预表。他行在神面前五百年,一直行在光中,带着一个见证,“凡是神所说的,他都做了。”神没有不喜悦他的。主说做什么,以诺就做什么。

呐,记住,他是一个预表。方舟是犹太人的预表,十四万四千人被带了过去,就是挪亚和他那群人;但以诺在洪水之前不久就回家了。你们都知道这点。所以,以诺只是不停地在光中行走,到了那天,他感到他的脚离开了地面。他只是不停地走,然后,就走进了荣耀里,甚至不见死。没错。神把他带走了,因为他行走在光中,并得了见证,他行走在神的光中,一直不停地走。
169

教会,让我们穿上要走路的鞋。

我们行在光中,美丽的光中;
怜悯的露珠晶莹闪亮。
日日夜夜照在我们周围,
耶稣是世界的光。
现在让我们来唱。
我们行在光中,美丽的光中;
怜悯的露珠晶莹闪亮。
日日夜夜照在我们周围,
哦,耶稣是世界的光。
光明圣徒都宣告,
耶稣是世界的光;
天堂铃声要响起;
耶稣是世界的光;
我们行在光中,如此美丽的光中;
怜悯的露珠晶莹闪亮;
日日夜夜照在我们周围。
哦,耶稣是世界的光。
170

让我们低头。现在再等一下。我不知道这里是否有人想要拥有被圣灵充满的经历,你可以说:“伯兰罕弟兄,请记念我。教会,请记念我。我要行走在光中。我要那份甘甜,使我里面没有毒根。我想要成为神的仆人。”请举手,说:“哦,主啊,记念我。”是的,二十多只的手举了起来。

呐,我们一起轻轻的唱,请继续低着头。
哦,耶稣是世界的光。
我们行在光中,如此美丽的光中;
怜悯的露珠晶莹闪亮。
日日夜夜照在我们周围,
耶稣是世界的光。
来吧,光明圣徒都宣告,
耶稣是世界的光;
天堂铃声要响起;
耶稣是世界的光;
我们行在光中,如此美丽的光中;
怜悯的露珠晶莹闪亮;
日日夜夜照在我们周围。
哦,耶稣是世界的光。
171

[原注:伯兰罕弟兄开始哼歌。]主耶稣,当他们哼着这首歌,想要行走在福音的光中时,主啊,请接受那些宝贵的心。他们是你的;洁净他们;除去一切的邪恶和一切的不信;愿耶稣——这世界的光进来。

主啊,给患病的和疼痛之人的手帕就放在这儿。主耶稣,求你到他们那里,医治他们,好叫他们能行走在光中。主啊,求你应允。
我们感谢你给我们的教导和圣灵的同在,同我们在这里,保守我们几个小时坐在这里。人们坐在这个闷热的屋子里等候;主啊,他们期待着,等候着,想要知道。因为当他们听到这道时,他们晓得,我们已在末时了,没有剩下什么了,只有世人的嬉闹。有朝一日,这些仿效的东西都要停止。
神啊,我祈求你拯救每个处在神同在中的人,藉着你的圣灵拯救他们。愿圣灵临到他们每个人,用美善与平安充满他们的心,使他们结出圣灵的果子,就是在圣灵里的忍耐、温柔、和平、耐心、柔和、信心。主啊,求你应允。我现在将他们交托给你,来事奉你,奉你儿子耶稣基督的名。阿们!
172

我们行在光中(唱的时候,让我们举起手来),美丽的光中;

怜悯的露珠晶莹闪亮;
日日夜夜照在我们周围。
哦,耶稣是世界的光。
我爱他,我爱他,
因为他先爱我,
为我付出救恩赎价,
在各各他。
173

哦,他太奇妙了,不是吗?再过十分钟或十五分钟等,我们将有洗礼的事奉。我想这里有个年轻女士要受洗。对不对?[原注:内维尔弟兄说:“有好几个。”]好的,有多少人今晚不能回来参加晚上的洗礼聚会而要在今早受洗的?一、二、三、有三个下午或晚上聚会前不能回来奉耶稣基督的名受洗。神祝福你们,孩子们。我很高兴神在你们面前放了一道敞开的门。你们现在准备要走进去;你们就要进入坟墓,让一切旧的东西死去、埋葬。呐,你们记住,你们的洗礼只是这里所发生的某件事的外在表现。

我们行在光中(要准备好),美丽的光中;
那怜悯的露珠晶莹闪亮;
日日夜夜照在我们周围。
哦,耶稣是世界的光。
174

哦,多美妙的交通啊!你们不觉得太好了吗?哦,我觉得太好了。我觉得自己好像被那种老式的硬毛刷子,用碱水肥皂刷过一样。

我的弟兄说,请你们今早想受洗的人都做好准备。受洗的衣服等今晚还会是湿的,但如果你们想晚上做,也没关系。如果你们准备今早受洗,也很好。
我想,我们得把这个搬开,是吗,内维尔弟兄?好的,先生。呐,多少人想要留下来观看洗礼?只要几分钟,也许你从来没见过洗礼是怎么进行的。如果你不能留下,那么,今晚一定要回来。但我希望你们能留下,呆几分钟观看一下洗礼的事奉。我们要搬开这个,这后面有一块大玻璃,能看到每个进去的人。肯定的,你们看到了会很惊奇的。
我们藉着洗礼与主一同埋葬。阿们!他死了,我们埋葬归入他的死,与他一同复活,一举一动有新生的样式[罗6:3-4]。愿主祝福你们。
175

多少人知道今晚的教导是什么?老底嘉,最后的时代,也是教会时代的高潮。

好的,我们要进行洗礼事奉。泰迪,请你……
你想要受……[原注:磁带有空白。]已经受洗了。他们有些人现在要动身去芝加哥。瞧?
让我们祷告。主耶稣,他们坐着,从头到尾听了这些聚会。现在他们要去芝加哥,我们将他们交托给你。主啊,求你与他们同行,愿他们每个人带着这个奇妙的光,把它传出去;主啊,传遍芝加哥全城和他们所到之处。求你与他们同在。我们再相会之前,愿他们的灵锚在你里面。奉耶稣的名。阿们!
176

[原注:内维尔弟兄说预言。]让我们举起手,说:“谢谢你,主耶稣,赞美你的名。”谢谢你,主啊。我们认得这个,主啊,你……在圣经里,有一天,圣灵降在一个人身上,说出了神所有的奥秘,以及要发生的事。父啊,我们知道你仍然是一样的神。主啊,今早你降在这位谦卑的牧师身上,他曾经在那边的尼哥拉一党人中,但你摇动了他,他看见了光,就走出来。他的心是如此敞开,以致你藉着他说话,他甚至不知道要说什么,就站了起来,让圣灵藉着他运行,对我们发出预言的声音。父啊,感谢你。为了我的布道旅行,我要仰望你。阿们!

177

[原注:有人说方言和翻方言。]阿们!你们明白了,是吗?看到那是什么吗?你注意那个妇人说话声音的语调,再注意翻方言也是用同样的语调。瞧?这是不同的两个妇人,我怀疑她们是否彼此认识。她们不认识,她们彼此不认识。那是圣灵;注意那样的声调。你们看不出是基督在这里的会众中吗?没错。

178

帕特弟兄,你有什么东西要读吗?读吧。瞧?

[原注:帕特弟兄说:“我奉主耶稣的名读《启示录》22:16:我耶稣差遣我的使者为众教会将这些事向你们证明。”]
阿们!呐,这是神属灵的带领。看,圣灵藉着普通信徒运行,从那里出去,说话。哦,他岂不奇妙吗?想一想,朋友们,这就是圣经说到的同样的事。它今天就在这儿;我们不要再对它犹豫了。哦,来接受他吧,我宝贵的会众。来接受他吧!
泰迪,我们边准备洗礼的时候(我祈求神预备好你的心),“他领我往何处,我必跟随。”我的弟兄们,我能在这里帮助你们吗?我得关掉那些麦克风吗?[原注:磁带有空白。]
我靠着永生的神和他话语的劝诫,嘱咐你们来奉耶稣基督的名受洗。记住,我这样说是因为圣经要求我们这样做。保罗也说要那样做,如果有天使教导别的东西,他就应当被咒诅。在我人生道路的终点,我也要像他那样宣告:因为神的旨意,我并没有一样避讳不照着我所知道的原原本本地传给你们。没有一个人的血在它上面[徒20:26-27]。
哦,你们不爱他吗?我爱他。好的,当我们唱散会歌时,让我们站起来,直到结束。
时常携带耶稣圣名,你们忧愁困苦人;
他能赐你安慰安宁,无论何处带着它。
宝贵名(宝贵名),何甘甜(何甘甜)!地之望并天之乐;
宝贵名(宝贵名),何甘甜(何甘甜)!地之望并天之乐。
现在,我们低下头来唱:
旅途完毕不再劳碌,耶稣圣名永颂扬。
在他脚前欣然俯伏,尊敬他为王中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