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1209 撒狄教会时代

1

我弟弟刚才告诉我,说这些手帕是给某个快死于癌症的人。所以,过会儿我们要为他们祷告。[原注:内维尔弟兄说:“在另一边有两个要求。”]两个要求?好的,好的,先生。我把它们也放在这里,一起祷告。

2

有人刚才递来一张纸条,他过来递了纸条,是问明天聚会的事。对你们到访的人,我们实在很高兴请你们下午二点过来,明天下午,他们有一个听录音带的聚会。要是你们没什么事做,就过来听一篇信息,是你们以前从未听过的;还有祷告会,我们期待明天下午二点将度过一段美好的时光。这段时间我会很忙,因为明天,瞧?我得准备星期天早上和星期天晚上,还有明天晚上的聚会,准备那些教会时代的历史。

3

呐,星期天早上,若主愿意,我们盼望有一段美好时光;因为星期天早上我们暂停一下,讲讲跟星期六晚上稍微不同的内容。本来是讲老底嘉教会时代。但星期天早上我要讲:睡着的童女与复活。星期天早上讲那十四万四千人,把所有那些零星的部分同信息连起来讲。聚会将在九点开始。是不是,牧师?星期天早上九点,我们要讲这些内容,像:“睡着的童女会怎么样?聪明的童女又会怎么样?她们什么时候回来?那十四万四千人将出现在哪里?”这些问题要在星期天早上讲,要把它们连在一起,把它们放进去,与这信息连在一起。接着,星期天晚上我们要讲这最后的伟大使者和给老底嘉的信息,主若愿意,星期天晚上讲。

4

呐,明天下午这里有聚会,是听录音带的聚会。基恩弟兄刚才告诉我,说明天下午二点开始。喜欢来听信息的人,喜欢在祭坛旁祷告的;你们寻求圣灵的,或想度过美妙时光的人,都可以来。教堂很暖和、开放的,随时欢迎任何人进来祷告、寻求主。教堂是开放的,随时可用。我们盼望你们来,都预备好了,盼望你们明天下午来。

5

或者,你们什么时候想进教堂祷告,瞧,都已经准备好了。如果刚好门锁上了或什么,你就走到街对面找我弟弟,他是管教堂的。我想他住在411号,我想是,或811号。是811号吗?就在这个教堂的斜对面:811号。瞧,如果门已经关上,锁了,他妻子会有钥匙;但门会开着,可能到了早上就开着。晚上聚会后,门就关了;你知道,免得孩子跑来跑去,爬窗户,等等;你知道,孩子们怎么样,特别是在这个时代。所以,因这原因才把门关上。任何时候我们都不愿关上教会的门。也许等另一个教堂修好了,我们有了新的,到时就不同了。有人可以一直住在里面,这样,人就可以随时进来祷告,寻求医治,寻求圣灵。

你们谁生命中还没有圣灵的,过来,呆在这里;要是你愿意,可以整夜呆在这里,一直呆着,等到你领受了圣灵。
6

刚才是谁在这外面唱歌?“神环绕我,神四周环绕我。”我以为被提来到了。我朝四周看,看大家是不是在附近。实在太美妙了,我欣赏这点。我们几乎随时都会有一点这样的经历。是的,先生。我还算及时,正好听到这首歌。

这些聚会中的美妙献唱,我都错过了。因为我想,可能,哦,我太忙了,你知道我有多忙。很多人来,有坐飞机、坐火车来的,你从来不认得他们,你瞧?因为是打电话来的;你必须去找他们,见他们,为他们祷告,到处都有。你得马不停蹄的跑,还得尽力地查考,实在是个大问题。但我们总是很高兴,能与大家会面,尽力为他们做点事,因为这是个……这是我们的……我们是他的公仆,为了主耶稣基督,在这个时代里服侍他的百姓。我们想做的,比我们在做的还多,但我们做不到。
7

今早,有个传道人冲进来,神经崩溃了,是个好人,简直撑不住了。因为他工作过度。早上一起来,看见他小女儿站在房间里,看见她开始旋转。她穿着一件红色睡衣;他说,他记得的最后一件事,就是一个小红点,不停地转啊转啊转,像那样转:然后消失了。瞧?于是,他们赶紧把他送来。这是因为工作过度。你瞧?你知道,你是一个身体,我们想…… 我们以为,所有担子都压在我们身上。但你知道,神到处都有他的仆人照看这些事,所以,我们尽力做好就是了。但一个有神恩典的传道人会竭力在这末日为他的主做事。当然,主当场便救了他,他好了,又使他恢复正常了,没事了;他欢欢喜喜地上路了。

8

哦,今天发生了一件大事。我还是不要多讲这些事为好。但你知道,我告诉妻子,我说:“呐,有一个人会过来,他是个男的,矮个子、很胖、黑头发、黑眼睛;他会读那个牌子,然后走过来。但你去招呼他。瞧?”我说:“因为主有一个信息要给他。”我站起来,打开圣经,我说:“我要把这些经文摆在这儿,这样,你就会看到,这正是主吩咐他去做的事。”

9

八年前,有个从波兰来的波兰人,是在波兰长大的。在一次聚会中,他走到台上,他们说…… 圣灵说,我看着他,对他说:“你感到很混乱。”这话他以为是我说的,其实是圣灵说的。圣灵一直跟着他;昨晚终于把他从堪萨斯城带到这个教堂来,后来他感到一片混乱,因为他听到水洗的事。他回到旅馆,圣灵说:“现在起来,上那里去。”有个人要跟他一起来,但他不许,因为在异象中他是一个人来的。瞧?他像个绅士,看到那个牌子,就要转身离开,我妻子叫住他,我也走到门口,我说:“是他;让他过来。”

他说:“我该怎么办?”他看完以后,就说:“现在,我明白了。”
我说:“我要给你看这个,这样你就明白了。瞧?”我说:“主告诉我,你要来。”他就问…… 我说:“呐,圣经在这儿。你读一读,再去做。”
10

瞧,现在他在这儿,要奉耶稣基督的名受洗。据我所知,他现在可能就在场。你在这儿吗?弟兄。一位弟兄,波兰的弟兄。嗯?是的,在后面的角落里。肯定是。请你举一下手,让大家都能看见。好的。你看,圣灵…… 这些事一直都在发生。很多人以为异象只会在台上出现。哦,还没到台上呢。利奥弟兄,这又怎么讲?到处都有。瞧?哦,这里只是异象出现的小地方。在这里,异象只发生一点点。在外头,昼夜都有异象发生。你瞧?去问问我妻子,她和别的人,问问我的邻居伍德弟兄,还有附近那些人。哦。这里所发生的只是小的,而那里所发生的是大的。呐,我告诉你们的连一半都还不到呢。哦。我很高兴,知道我们主快要来了;到时我们将与他永远在一起;不单是永远,而是永恒,永恒地在一起。

11

呐,主若愿意,我相信是十八号,一周后的星期天,一周后的星期天,十八号。我经历了一场恶战;撒但想让我得流感,它正在这里流行;我就不停地把它推回去给它,它又推过来给我,我又把它推回去。所以,这场争战还不小。说不定下个礼拜才能见分晓。那么,主若愿意,到下个星期天十八号为止…… 呐,我们打算安排一些聚会为病人祷告,因为这些事一直往后推,往后推;但那些十分紧急的病人,我们要尽快给他们处理,整晚上都会有人来,有人走。所以,十八号我们将举办一次例常的医治聚会。如果你们有亲人想要代祷,瞧,就带他们来,到时带他们来。

12

呐,很多杰弗逊维尔的老乡对我说,他们大约五点钟准时来这里,他们说,车根本就没地方停。所以,我说:“瞧,这是因为从各地来了许多弟兄,许多传道人。”我说:“他们看准了这场聚会的教导。”

所以,我们要竭力讲到要点。以后,瞧,我们把它弄成书,你们就可以读了,会再加一些内容进去,因为在晚上,你注意到,前几个晚上,我尽量多留一些嗓子(你瞧?),因为有一个大高潮,我想要明白它是什么;在那里,基督将在这个时代把“它是什么”启示出来。瞧?
13

呐,在我们读经之前…… 我知道,明天是个大采购日,我们都要出去,把星期六晚上要买的杂货都买来。我们得在星期六下午或早上,其中一个时候去买;这样,星期六晚上就有空来教会。所以,今晚我们要尽量早点结束,这样,明天你们就不会太累,买不了东西。下午再回来,在这里跟弟兄们一起听录音带,再来参加晚上的聚会。

现在,请你们大家,我们一起站起来祷告一下。祷告之前,我想知道,这里有人是否有特别的要求需要代祷,请你们举起手,神会看见。呐,弟兄,你看到,我们是不是处在一个缺乏的世界里。我想,百分之九十五到九十八的听众都举起了手。呐,记住,你的一举一动,神都知道。瞧?他知道你要的意图;他知道你在求什么。让我们低头。
14

仁慈的天父,今晚我们就近你的圣洁和你的宝座,靠着你的应许,你说你必垂听;我们若能信,我们所求的,你就必赐给我们。我们承认自己的一切过犯。主,我们晓得,我们不配得到你的任何祝福。我们不配得到,一点也不配;我们来,不是好像我们配,或做过什么大事一样。哦父啊,当我们注视各各他,我们的了不起就被除去了;因为我们不知道别的,只知道基督并他钉十字架[林前2:2]。后来,我们看到他照着圣经在第三日复活了,叫我们称义;四十天以后,他又以圣灵的样式回来,与我们住在一起;最后在末日,他要在空中以可见的样式显现。我们看到,末日正在飞快地临近。主,我们是最快乐的人,因为你赐给我们这个伟大的特权。

15

父啊,我多么感谢你,让这群会众存谦卑的心坐着听讲。因此,主啊,我祈求你洁净我的嘴唇,今晚、每一晚、每一次;使我可以来到你的讲台前对你的百姓说话;因此,主啊,决不要让我说什么不对的话。就像你为但以理封住狮子的口一样[但6:21],你仍然有能力封住人的口。如果我说了什么不合你旨意的话,主,请你封住我的口,让我讲不出来。饶过我自己的想法,主,把我放在正确的道上,使我只讲真理。因为我晓得,在那个伟大的日子,这些人将在彼岸等候,照着我向他们所传的这事工在那边等候。如果你来取走你的众星、众使者、众仆人和传道人,他们将首先照着在这里所传讲的信息受到审判。你要你的仆人们负起责任。

父啊,我祈求你让圣灵说话,而不是人。给我们的心行割礼,使我们能听从他。父啊,我在聆听。祈求你医治病痛的人;所有缺乏的人,无论在哪儿,愿你的恩典和怜悯与他们同在。应允今晚举手所求的每个需要。全国各地有很多人正在患病,这些手帕就是代表他们,这些请求就摆在我的手下;父啊,愿圣灵垂听,医治那些病人。现在,请你藉着这书写的道并圣灵对我们说话,我们奉耶稣的名求。阿们!(请坐)
16

呐,今晚教堂有一点热。就要讲到伟大的老底嘉教会时代了。今晚我们要讲另一个伟大的教会时代,就是第五个教会时代。我们已经讲了第一个教会时代,即以弗所。开始前,我再把这个读一遍;它们都写在这里。你们想核对一下笔记的人,我想再为你读一遍。

17

第一个教会时代是以弗所教会时代,从主后55年到170年,保罗是那颗星,这是第一个教会时代。神所不满的,是“离弃了爱心的行为。”赏赐是生命树[启2:1-7]。

第二个教会时代从主后170年到312年,爱任纽是那个时代的使者。神所不满的,是患难和受逼害的教会。赏赐是生命的冠冕[启2:8-11]。
第三个教会时代是别迦摩,圣徒马丁是那个教会的使者。教会时代从主后312年到606年。神所不满的,是虚假的教义、撒但所立的教皇的统治基础、教会与政府联姻。赏赐是隐藏的吗哪和一块白石[启2:12-17]。
第四个教会时代是推雅推喇,哥伦巴是那个教会时代的天使,使者;从606年到1520年。这个教会时代是教皇诱惑人的黑暗时代。你知道,就是昨晚讲的黑暗时代。赏赐是得到权柄,辖管列国,有晨星赐给使者[启2:18-29]。
18

呐,今晚我们开始讲第五个教会时代,也就是撒狄教会时代,S-a-r-d-i-s,撒狄。这个教会时代的使者是马丁·路德,比起别的,圣经学者、教师、今天的普通信徒对他更熟悉。这个教会时代始于主后1520年,结束于1750年;从1520年到1750年。这时代我们称之为改教的时代。神所不满的,是使用他们自己的名。给那群余剩的人的赏赐,是穿白衣与他同行,他们的名记在羔羊的生命册上[启3:1-6]。现在我们开始讲,愿主祝福我们。

呐,我们从第3章第1节开始讲这个教会时代;这是给撒狄的信息,是个改教的时期,只有一小群余剩的信徒,几乎都绝了。
19

呐,对你们有些新来的人,可能我要在这里说一说,这样,你们就不会蒙在鼓里。这信息很粗糙,什么时候,我们不得不这样做,把我们的信息摆出来,把它画出来,今天下午过来把它弄好,也可能星期天做。呐,这每一个都代表教会时代:一、二、三、四、五、六、七。这个从非拉铁非开始…

上面这个,代表五旬节的能力,或五旬节那日诞生的教会。起初,它是个相当大的教会;但开始有宗派的灵进到他们当中,想使教会宗派化,这就是所谓的尼哥拉一党人的行为。你们后面的能听得见吗?可以吗?好的。尼哥拉一党人的行为。呐,当时还没成为教义。
然后,我们把这个词拆开,行为是什么,什么是尼哥拉。“尼哥拉,”这对我们是个外来词;所以我把这个希腊词拿来,把它拆开。“尼哥”意思是“征服、胜过、或推翻什么东西。”尼哥拉,“拉”是指教会,“平信徒。”尼哥拉的行为是要推翻平信徒,把所有祝福放在…… 唯一能读圣经的,唯一能作出解释的,就是主教,或教会里的某个头面人物。
20

接着我们发现,在第二个教会时代,它开始被挤出去了。五旬节的还在这儿;而这儿是各种宗派。“d.”

呐,第三个教会时代,即别迦摩,五旬节几乎被挤掉了。但宗派的教义,它从这里的一个行为,一路下来,到了这儿,成了一个教义。然后,到了这里她们就真正联姻了。他们联姻了。在这里,这群人压倒了五旬节的那群人。
呐,弟兄们,我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它实在是事实。这是根据宗教历史的著作说的。有《尼西亚大会》一书,福克斯的《血证士》和所有古代的伟大著作。我找到了一些最古老的手抄本。每一本…… 我这样说不是指现在的五旬节派。不是指那个。当我说五旬节,我不是指当今这个时代的这个组织。它跟其它宗派一样有罪。我所指的是真正的五旬节;有神真实的灵;有原本的教义、原本的祝福、原本的名,一切都跟起初开始时完全一样,跟整本圣经一样。
21

呐,当我们讲到这个时代,你看,五旬节走了多远?你们后面的能看得见吗?你们后面的能看到吗?好的。呐,昨晚讲到这里,我们讲到这个伟大的时代:康斯坦丁,康斯坦丁,我讲一下。他,一个异教徒,叫这些基督徒来(接受尼哥拉一党人教训的人),如果他们祷告让他赢得某场战争,那么,他就会成为基督徒。就在那时期,他在战场上,做了一个梦,梦见他应该…… 有个白色的十字架放在他前面,梦里说:“借此你会打赢。”这没错。于是,他把军兵叫醒,在他们的盾牌上涂上白色的十字。今天,那称为哥伦布骑士团的天主教等级制度就是从这里诞生或开始的。

22

呐,康斯坦丁,你在历史中找不到一件事证明他是信主的。他只是一个骗人的政客。他头脑里想的是联合他的帝国,使之强大。他本人是个异教徒,拜偶像;后来,他看到尼哥拉一党人的教训几乎挤到了一个地步,于是,他就用了同一种计谋,昨晚我们讲过了。

耶稣在事情发生前三百零四年就预言了;这人将教导巴兰的教训:巴兰怎样迷惑以色列人,导致他们行奸淫,向偶像献祭,吃祭偶像之物。呐,我们知道,吃那些祭偶像之物,其实就是拜偶像。他们进去,向偶像跪拜,把偶像带到基督徒教会中,正如巴兰从前所做的,使以色列人行奸淫,参加祭偶像的大节日。
23

瞧,康斯坦丁用他的计谋干了同样的事,他建了一座教堂。在尼西亚会议上,他送给他们很多财物。他把自己所拥有的许多大房子,将它们改成教堂。然后,他造了一个大理石大祭坛,用黄金和宝石装饰。在上面他设了一个宝座,使一个人成为头。那时,他称为主教。人们把他放在这个宝座上。博尼费斯三世就登基了。他穿着衣服到处走,不像乡下人穿的那种,他们不但给他穿上华美的长袍,也把他打扮得像一个神一样,让他坐在上面,称他是“代理人。”代理人,或是“Vicarius FilIi Dei,”意思是“代替神的儿子。”

24

呐,这是给那有智慧的,画一条线,把它写出来:“Vicarius Filii Dei。”你在这下面画一条线,把数字加起来,就得出神所说的兽印记的数目:六百六十六。看,“Vicarius Filii Dei.”呐,我曾到过罗马,到过梵蒂冈。那个三重冠冕:执掌地狱、天堂和炼狱的大权。瞧?我看到那冠冕、看到那祭袍,都在那里看到了。

实际上,那个星期四下午三点,我本来要见新任教皇的。冯·布隆伯格男爵已经…… 他说:“呐,伯兰罕弟兄,你去的时候,你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跪下右膝,亲吻那个戒指。”
我说:“那算了。那算了。别再提了。”我说:“我一点也不反对那个人,他…”但我说:“有一件事可以做,我可以称呼他的头衔。如果他是牧师,那没问题;如果是主教、长老、博士,不管是什么,我都乐意向人请安,但怎么能拜一个人呢?我把我的敬意都归给这位耶稣基督。他是我唯一可以跪拜的人。”我说:“别再提了,把它取消吧。”我不会接受这个。所以,我…
回到家后,我发现有一位伟大的美国人也不接受这个,就是泰迪·罗斯福。他拒绝那样做,因为…… 还记得那段历史吗?他拒绝见教皇,因为他必须亲吻他的戒指。你知道,他们大脚趾头上也戴一个戒指。哦,不,不。没门儿。
25

但是,呐,巴兰,昨晚我们讲过了。呐,在讲别的之前,我们来看,他们首先在这里合并了教会,联姻了;把一些异教的想法和异教的偶像带入了教会。邱比特神、太阳神、战神、维纳斯女神,所有那些偶像的神,他把他们从异教寺庙里取下来,换上保罗、彼得、童女马利亚和所有那些人,说:“这是你们的代理人,因为耶稣对彼得说:’我把钥匙给你。’他是使徒的接班人。”直到今日,这仍是天主教的教义。他们树立很多偶像。他们在做什么呢?把偶像崇拜带入基督教、所谓的基督教中;那不是真正的基督教,因为那一小群五旬节的人才是。

26

呐,记住,我并没有说,把浸信会、卫理公会和长老会信徒都包括进去。但是,神真正的教会是五旬节的;过去是,现在是,将来也一直是。教会是从那里开始的,在那里才有五旬节的大能。

呐,你说:“伯兰罕弟兄,这对吗?”我请你拿历史书来,沿着时间的长河一直看到这里,看看神每个真正的儿女是不是持守那个五旬节的祝福:说方言,翻方言,有神迹奇事,奉耶稣基督的名受洗。使徒所做的每件事,他们也做,一直到这里。这就是为什么我要在那里读历史书,挑选保罗、爱任纽、下来到圣徒马丁、哥伦巴,他们每一个人,一直到这个时代,都有神迹奇事。
27

好的。他说麦克风有点问题。好一点了吗?好的。不,他们在摇头;说,比尔,他们现在一点也听不到。好的。能听到吗?呐,现在能听到吗?呐,怎么样?好一点了吗?大家一起说:“好了,波尼。”这下你可没得说了。好的,好。

28

呐,在这个时代,他搞出了那些富丽堂皇的东西,把这人放在那里,当作一个普世的主教,统管所有教会;给他们大量的钱财等,给他们承诺,并把教会与政府联合在一起,让教会控制政府。使他成为一个大人物。康斯坦丁所做的,正是这样,是同样的事,我们在另一个教会里也发现,就是神所说的,在以利亚的日子,他们容让那个妇人耶洗别压制神的百姓;这件事也发生在黑暗时代。看看五旬节派现在跑到哪里去了。瞧,一片漆黑。将近一千年的时间。大约从500年到1500年,准确的数字是,从606年到1530,或1520年,将近一千年。那是血腥的迫害。读一下历史吧。

29

呐,天主教徒会告诉你,他是基督徒教会,他们是基督徒教会。他们是宗派的基督徒教会。真正的五旬节教会被挤出去了,被杀害、被谋杀、被教皇和主教等人处死了,血腥到极点。

呐,我这样说,哪一天也会赔上我的生命的。瞧?但有一件事是肯定的,我知道我朝哪个方向去。明白吗?鲜血会一直流淌。但那时刻现在到了,就这个国家所发生的事来看,不会多久了。你们决不要在这点上后退。这是真理。持守住它。像那个时代的人一样,用你的血调和。
30

呐,在这里你看到所发生的事。在这里,耶洗别的教义进来了。耶洗别是个妇人,一个异教徒。亚哈跟康斯坦丁做了同样的事:娶这个妇人是为了巩固他的王国,把偶像崇拜带入以色列,完全跟康斯坦丁过去所做的一样。五旬节几乎完全绝迹了。

现在,神兴起马丁·路德。我要你们注意,这教会是怎么在这里熄灭,几乎完全暗淡了;然后,好不容易又在这里开始,往下来到这里。瞧?我在这里作了记号,因为主若愿意,这将是星期天晚上的一个大主题。
31

呐,我相信,这个有点临近我们现在的时代了。呐,在这里,是黑暗时代,就在这里;从606年到1520年,就在这里。我把这个放在这里,你们就知道了。从606年到1520年,这是黑暗时代,这教会处在黑暗时代中。现在,我们要讲到的这个教会就是路德派教会。

呐,过去的大多数人,那些死在那里的人,这些人,像爱任纽、马丁、哥伦巴,他们都过去了。呐,你随便叫什么人来,查考一下你要查的历史,如果它是被证明了的历史的话,他们告诉你圣徒帕特里克是天主教徒,其实他们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圣徒帕特里克曾反抗天主教会,从未去过罗马,也坚决反对他们的教义。绝对没错。今天,你去英国北部或爱尔兰,就会看到同样的事。圣徒帕特里克是一个属神的人。但据说,圣徒帕特里克在那里的时候,他把所有的蛇都赶出了爱尔兰;这是一个传说。
32

你们多少人读过、听过威廉·德尔用枪射中他儿子头上苹果的事?那是天主教的一个传说,里面所说的根本不是那回事。我到过那地方,据说事就发生在那里。它写在那里,在瑞士,是个传说,不是真的。毕利和我曾坐在他射击的地方,在卢塞尔湖边。他射中了一个人,而不是射中他儿子头上的苹果。那只是传说、迷信等等;根本不是那回事。对所发生的事和地点,他们所做过的事,从未有过记录。而它竟然在外面流传,说它是如何如何。呐,可是在这里,历史书根本就没有说过他做了那事。

33

所以在这里,在这个教会时代,在这里,它几乎黯淡无光、完全熄灭、不复存在了。呐,在这个时代,出现了改教时代。呐,这些东西,在经历了一千年的漆黑、幽暗、黯淡和这样的事之后,教会几乎看不见爱任纽了。他是个伟人,是个敬虔的人。有成千上万的圣徒白白地流出了鲜血,在竞技场上受害,瞧?为了基督的缘故;为了奉耶稣基督之名的洗礼;为了说方言;也为了复活的耶稣基督活在生命中和他神圣的同在;而那些自称是基督徒的人却在逼迫他们。没错。绝对没错。

34

哦,那是一大群从阴间来的魔鬼,我不知道它们会遭到什么报应。他们这样涌上来,组织自己,建立自己,“称她是女先知,”是道的属灵解释者;除了他们没有人知道。自称是女先知,其实却是说谎的。瞧?然而,在同一时候,神差他的使者带来真理。真理总是回到这点,瞧?总是回到原初,因为神从不改变这点。

呐,昨晚我们也讲过这点,在离开这点之前,我要让这一点扎根在你心里。这事不但…… 从预表上讲,耶洗别有一个女儿。你们记得吗?《启示录》13章说,这个背道的罗马教会有许多女儿。她是众妓女的母。是真的吗?耶洗别有一个女儿,耶洗别怎么处理她的女儿呢?看,所有这些事不都是预表和影子吗?耶洗别看到她的女儿嫁给约兰,他是犹大王约沙法的儿子。
35

那时,以色列已经分裂了,就像这样。这里是耶路撒冷,这里是犹大。瞧,亚哈在这里,约兰在这里。好的。耶洗别控制了这个,所有以色列人都拜偶像。那时,只剩以利亚和那小群忠心的人不拜。是的。呐,在这一边,是约兰统治犹大。她从亚哈生了女儿,把这女儿嫁给了约沙法的儿子约兰,他就把偶像崇拜带入了犹大国,在耶路撒冷建造异教的祭坛。

这正是天主教会所行的事。她坚持宗派的教义等,把圣灵从教会中除去,下来一直到她的女儿这里(路德派、卫理公会、浸信会、五旬节派等等)。这正是她所行的事。圣经说:“她是众妓女的母。”[启17:5]
呐,你查考一下圣经。如果你在圣经和历史中看到任何不同的东西,正好也是说到这些事的,你就带着绅士的风度来找我。瞧?没错。不在那里。
36

在新教体系中,我们有了这些毒物,就是宗派;它试图让人治理教会,是另一个像,跟那坐在宝座上的一样。主教的头,五旬节派的总监督说:“那么,让我看看,他的教义是什么?哦,他奉耶稣的名施洗?他不能进来这里。不,先生,弟兄。”你拒绝了,他们也不得不拒绝。“我要让你们明白,你们任何人都不要参加那边的聚会。不要去!不管你病得多重,也不管神在做什么,远离它。如果你不通过我们的眼镜看,那么,你根本就没在看。”所以,这是给兽作个像。而且这像有生气,能说话。绝对没错。你以为他不会说话?你要是稍微触犯他一点,你肯定就会惹麻烦了。

37

我记得,在俄克拉荷马州的图尔萨市,哦,在那里我陷入了一场可怕的混乱中;那些宗派开始摇摆不定。一天,我正坐在房子里,看见一个异象。我看到一只很可爱的小猫,正躺在一个丝绸的枕头上,是一只非常可爱的小家伙。我走到那里(我很怕猫),我走过去,开始用手抚摩它,它就发出“呜呜”的声音。你知道,它们会这样发声,发出有趣的响声,你知道。我挠着它,我说:“可爱的小猫。”它说:“呜,”很好,你知道。

我看到在它枕头后面,写着:“五旬节派的猫。”瞧,我想,“呐,这真奇怪。呐,这必定是个异象。”
有声音说:“只要你朝这个方向抚摩它,就没事;但现在,如果你要看看它是什么材料做成的,那你就倒着抚摩它的毛。”瞧?当我倒着抚摩它的毛时,它的眼睛张开了,绿色的,它是一只妖怪,站在那里,拼命向我吐口水,瞧?只要倒着稍微抚摩它一下。你告诉他奉父、子、圣灵的名受洗是出于魔鬼的,是出于天主教会的,注意它怎么反应。看,把它给搅动了。
我下来,在大厅里,对基恩弟兄和利奥弟兄他们说:“肯定的,我看到了一个关于五旬节教派的异象。”
38

现在,看第3章,首先,撒狄是一个死的教会。它是死的,因为在那个时期它被杀死了。只有一点点生命还在,待会儿我们要找出它是什么,只剩一点点了。撒狄教会从1520年到1750年。这星或这使者,在主手中的这星,就是那个教会时代的天使或使者。星是天使,而天使是那个时代的使者,这点清楚了吗?好的。好。

39

呐,我们已经讲完了尼西亚会议。教会在那里死了,那些人掌权得了尊荣,教会与政府联合了。谁还记得昨晚所讲的主题呢?他们多数人是怎么想的?千禧年已经到了。所有的…… 带入一个没有基督再来的千禧年。瞧?先有基督的再来,再引入千禧年。

在那些日子里,他们有…… 如果你查考历史,就会发现有很多假耶稣和别的东西兴起来。瞧?人们甚至认为教皇就是耶稣,称他是代理人,“代替神的儿子。”是这样的,好像又大又圣的神一样,坐在那里。
40

让我告诉你一些事。圣经说,耶稣来时,在他来之前,将有假先知兴起来,也有假耶稣兴起来。没错。“看哪,在这里。”但让我说这点,落在你心坎上:在教会被提离去之前,决不会有一位耶稣脚踏在这地上。呐,牢记这一点,因为将有假基督兴起来。但耶稣还不会出现在地上,因为号筒要吹响,他还不会来,等到我们在空中与他相遇,教会已经走了。[帖前4:17]此后,耶稣才显现出来,他又回来了。外邦人去到空中与他相遇。这是经文吗?瞧?他们去到空中与他相遇,然后我们上去了。耶稣的双脚决不会踏在地上,直到教会被提回家,空中的婚筵结束;过后他回来,接走犹太余剩的民。

41

呐,尼西亚会议结束了;教会处在教皇统治下将近一千年。他们杀害了所有不同意他们的人。没错。你要么受它支配,要么被杀害;耶洗别对以色列人就是这样做的。

在这个时代,圣灵完全离开了,只有极少数人没有向巴力屈膝,就像以利亚和以色列中余剩的人。如果你要我念出来,那是在《列王纪上》19章18节,以利亚站在山洞后面,他说:“主啊,他们杀了你的众先知,作了这一切恶事,只剩下我一人。我是唯一逃脱的人。”但神告诉他,在外面的平信徒中,神还有好几百人是没有向巴力屈膝的。
42

所以,我们现在开始讲撒狄教会。“撒狄”这个词,在第1节,“撒狄”这个词在英文中,意思是,如果你想查考一下,它的意思是“逃脱者。”真正的撒狄就是逃脱者。这就是撒狄的意思(是的),逃脱者,呐,你看,这逃脱者。

呐,我们要从第1节讲起。我们要称它是改教的时代;我们这样称它是改教的时代,再适合不过了。因为它是…… 改教就是指那些离开并从中逃脱出来的逃脱者。
43

呐,我们来看第1节。

1“你要写信给撒狄教会的使者,说:’那有神的七灵和七星的说,我知道你的行为,按名你是活的,其实是死的。
呐,这是问候。呐,这七灵就是…… 这七灵和七星;这些灵是那些天使,去到七星,即七位使者那里,七灵;圣灵七次恩膏不同的使者,他是他那个时代的星。圣灵是永恒的;而星是为了一个目的被造的,在灯台和星所代表的教会时代的黑暗中反射光。这天使,这灵,他去到星那里,藉着那个教会时代的星反射圣灵的光。你可能要问,这七灵是谁,他们是七个教会时代的七个使者。瞧?呐,每当星出现时,圣灵就下来恩膏那星,保守他,跟作在第一颗星身上的一模一样。
44

呐,让我向你证实这点。保罗说…… 如果你想知道那是一颗什么样的星,要记住,因为撒但也是星,早晨之星[赛14:12]。呐,注意,保罗说…… 你相信他是以弗所教会的星吗?呐,如果你想知道这是不是真的,他说,在《加拉太书》1:8,保罗说,在这里说,时候要到,必有凶暴的豺狼等等;他说:“若是天上来的使者另传一个福音,”呐,你知道,这个人来了,看上去像天使,了不起的代理人。保罗说:“无论是谁,若是天使或什么人来,另传一个福音,与我们所传给你们的不同,他就应当被咒诅。”对不对?

45

保罗是那个要求他们重洗的人,若他们没有奉耶稣基督的名受洗,就要来重洗,以便领受圣灵,《使徒行传》19:5。他也是那个按手在人们身上的人,有各种恩赐,建立教会的次序,行出各种神迹、神的医治、说方言和翻方言的恩赐。对不对?在《哥林多前书》12章,你看保罗是怎么说的。在《哥林多前书》12章,你会找到的。他建立了教会,神在教会中设立这些伟大的恩赐,保罗使它们有次序;使它们有次序,这样,所行的就能荣耀神。这是保罗说的。所以,若有什么人,不管属于什么宗派,想要告诉你说,说方言、翻方言、神的医治、神迹和圣灵洗的见证等,这些日子已经过去,他就应当被咒诅。因为在保罗身上同样的灵与神差遣到下一个教会时代去的灵是一样的,再下一个教会时代也是一样的,一直下来都是一样的,直到教会时代的结束。是同样的灵,圣灵。你相信吗?

46

如果你注意这里,这里是这样写的。写的人知道。看,“七灵。”注意:是大写的,是圣灵,只有一个。嗯。同样的圣灵七次来到七个教会时代,带来同样的光。现在明白了吗?七个教会时代,圣灵七次带着这同样的信息;宣告说,无论谁改变它,就必受咒诅。

呐,你看,这信息有没有带出整件事的启示来。主说:“若有人删减或加添,就要从生命册上删去他的分。”[启22:19-19]那时,整件事还是被遮盖住的。所以,这里根本任何回旋的余地,因为它就是那样。这是神所说的;这是圣灵所说的;这也是众教会所说的。呐,如果你硬要加进保罗没有教导的别的教义,那就错了。圣经才是正确的。他的生命…… 耶稣说:“我必从生命册上删去他的分。”
呐,你说:“在生命册上的哪部分?”
47

有很多人名字记在生命册上,但他们注定会被抹去。你知道这点,不是吗?还记得前天晚上所教导的吗?你们明白了吗?可以再讲一下,听起来还不怎么明白,不太明白。是吗?

加略人犹大是撒但的儿子;他是彰显在肉身中的魔鬼。圣经说他是。圣经说,他生来就是灭亡之子[约17:12]。
注意一下这点。呐,这上面是耶稣,这是他右边的贼,这是他左边的贼。呐,耶稣是神的儿子。对不对?呐,有些人只看到三个十字架,但却有四个:四个十字架。呐,什么是十字架?是一棵树。对不对?圣经说:“凡挂在树上的都是被咒诅的。”[加3:13]主为我们受了咒诅;他挂在树上。木头被砍下来,但它原是一棵树。对不对?是的。在这下面,在山脚下,另立着一棵树。犹大将自己挂在一棵桑树上。对不对?
看。这是神的儿子;从天上下来,带着悔改的罪人一起与他回到天上。这是灭亡之子,从阴间上来,带着不悔改的罪人一起与他回到阴间(“你若是”),不悔改的罪人,瞧?“你若是神的儿子,就救自己和我们吧!”[路23:39-42]
这一个说:“我们有…”(传道,那个福音传道人)“我们所受的是应该的,但这个人并没有作过什么。主啊,你得国降临的时候,求你记念我。”他是谁?
48

昨晚或前天晚上…… 这是属神的亚伯;这是属魔鬼的该隐。该隐在祭坛上杀了亚伯,犹大也在祭坛上杀了耶稣。没错。过去在伊甸园上腾的烟雾,又在这里降了下来。绝对没错。

哦,太荣耀了,这条古老的路,这条古老、蒙福的路,充满了荣耀。
呐,在这里我们看到(对不起),他对撒狄教会的使者说:“这七灵,那有七灵的…”
1“你要写信给撒狄教会的使者,说:’那有神的七灵的,说:…
49

呐,多少人知道神是个灵[约4:24]?肯定的。神,圣灵:神、父、圣灵,都是同一位,因为马利亚是从圣灵怀了孕[太1:18]。呐,但神使用这圣灵,在七个教会时代,给教会带来七种不同的传福音之光。你明白了吗?在七个教会时代。

呐,你说:“神没有那样做。”哦,有的,弟兄。
看。他使用以利亚的灵,当以利亚离开时,以利沙得到了加倍的灵。后来,以利沙生病,死了;这灵再次临到施洗约翰身上:同样的灵,使他所作的也像以利亚,也住在旷野,等等。对不对?它预言末日要再回来[玛4:5-6]。瞧?一路下来,神都使用这灵。
50

耶稣被圣灵恩膏,四处行善。对不对?在耶稣身上同样的圣灵,在五旬节那日又回到了教会中,又进入了下一个时代,下一个时代,下一个时代。他是什么?是同一位,同样的圣灵。哦,难道你看不见吗?神在我们之上,他在父里面;神与我们同在,他在子里面;神在我们里面,他在圣灵里面。是三个职分,不是三位神。瞧?这三个称呼,父、子、圣灵,同属一个名:即耶稣基督。是的。

51

呐,我们接着讲,现在注意。它说那拿着“七灵”的,换句话说,“拿着他的使者们,”那些使者要被圣灵恩膏;膏抹保罗的同样圣灵,膏抹了第一个使者,也要膏抹第二、第三、第四、第五、第六、第七个,他们都在他的右手中,哦,从他右手中得到能力和光。

呐,他升上了高天。腓利,或司提反,死的时候,他说:“我看见天开了,耶稣站在神的右边。”[徒7:56]呐,这并不意味着神有一只巨大的右手,而耶稣站在右手上;“右手”是指能力和权柄的右手。
52

神造了那个身体,“我必不叫我的圣者见朽坏,也必不将他的灵魂撇在阴间,”[徒2:27]却叫他复活,使他代替圣灵站在祭坛上。注意。当时,他们看见他站在祭坛上,手拿书卷,地上和地底下或任何地方都没有人能或配观看那书卷,但有一羔羊,好像创世以前被杀过的,返回到起初,他起来救赎这个被赎的身体,过来从坐宝座的右手中拿了书卷,就坐下来[启5:3-7]。阿们!就是这样。这就是圣经。真是太美了。瞧?

53

呐,“得胜的,必与我同坐宝座,就如我得了胜,在我父的宝座上与他同坐一般。”[启3:21]换句话说,他说:“我带着我身体里的圣灵而来。我靠着圣灵,在试探中胜过了世上的一切,得了胜。(神本性的一切丰盛都有形有体地居住在他里面[西2:9])天上地下所有的权柄都交在我手里了[太28:18]。”所有的权柄。如果神是另一位,那么他就没有权柄了。因为圣经说,耶稣在复活以后说:“天上地下所有的权柄都交在我手里了。”

耶稣带着千千万万的圣徒从天降临,圣经说,天上空了两刻。那么,神这位大人物到哪里去了?看。他在基督里。肯定的。
54

当我们像他一样靠着圣灵得胜时,当他坐在大卫地上的宝座上,我们也要与他同坐;像他坐在天上,以能力和权柄统治全地一样,我们也要与他同坐,一同作王。阿们!“地在叹息,等候神的众子,神的儿子们显出来。”[罗8:19-22]

因为说到底,这个世界不是给神来管理的。我们注意。没错。谁是地上的神呢?人。这是他的领地。地上的一切都得服从人。人因罪堕落了;人因基督救赎的大能又回来了,没错。因为地属于人,它赐给了人,人是这一切的管理者。整个自然界都在叹息,等候神的众子再次显出来。哦。神的众子显出来。呐,现在我们最好还是不讲这点。
55

众使者在他右手中,等候着。无论他差他们去哪里,他们都说一样的话。因为那在基督里的圣灵,哦,在基督里的圣灵;当他离世前,他说:“还有不多的时候,世界(”考斯摩斯,“这个希腊词指的是”世界的秩序,“不是地球,而是世界,世界的秩序)不再看见我;你们(教会,信徒)却看见我,因为我…(”我,“人称代词是对的),我必与你们同在,甚至在你们里面,直到世界的末了。”[约14:19;太28:20]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来13:8]。你们明白了吗?

56

如果那是基督的圣灵在五旬节降临,行了这些事;这里也是基督的圣灵涌了出去;基督的圣灵仍留在这里,基督的圣灵仍留在这里,一直下来到这里,到世界的末了。同样使保罗被圣灵充满并行了这些事的圣灵,也充满这个人;爱任纽充满了圣灵;马丁充满了圣灵;其他人也充满了圣灵;你和我也充满了圣灵,这是五旬节的祝福,从一个教会时代到另一个:阿拉法和俄梅戛,首先的和末后的;他是一切,是大卫的根和后裔;是晨星、沙仑的玫瑰、谷中的百合花;是父、子、圣灵;是昔在、今在、以后永在的;是阿拉法和俄梅戛;是一切,是一切的一切。哦。这使我想唱一首歌。

哦,你说我(说耶稣)是谁?你说我是从何处来? 你可知道我父,你可知道他的名? 他说:我是阿拉法、俄梅戛,我是起初到结束, 我是一切的创造,耶稣是他名。 我是对摩西说话的,在燃烧的荆棘中; 我是亚伯拉罕的神,是明亮的晨星。(没错) 我是沙仑的玫瑰,你说我从何处来? 我是一切的创造,耶稣是他名。
57

天上地下各家都紧紧连在一位身上;充满宇宙、可称颂的、充满圣灵的、震撼一切的、从圣灵得名、由圣灵说出,从圣灵名而生的。没错。神把这名赐给天上地下的各家等一切,使万膝都向这名跪拜。因为天下人间没有赐下别的名,我们必须靠它得救[徒4:12]:不是也许、或应该,而是必须得救。哦,我爱这点。太好了。是的。

58

“在他的右手中,”呐,你知道吗?这是一个五旬节教会;一路下来,都行了大能、神迹、奇事。呐,它经过了黑暗时代而下来,在那里它几乎熄灭了。现在,让我们看第2节。哦,我想,我们还是继续讲一下第1节。

1…我知道你的行为,按名你是活的,其实是死的。
翻到这里,看另一个教会,你发现,“但你没有弃绝我的名;”接下来的教会:“没有弃绝我的名。”但在这个教会,“你有一个名。”注意这里。这个教会持守他的名;这个教会持守他的名;这个教会持守他的名;这个教会进入黑暗时代,没有再提到什么;当他们从这边出来得到生命,即第一个逃脱出来的小教会,路德把他们拉了出来,“你有一个名,按这名你是活的,其实是死的。”呐,他们不用耶稣的名以后,用了什么名呢?父、子、圣灵。根本没有这样的名。那是死的,是死的神学。
59

告诉我:父是一个名吗?这里有多少个父亲?请举手。你们哪个人名叫父呢?子呢?人呢?这是他的属性。他的名不叫圣灵,那是他的属性,他是圣灵。这名,圣灵不是一个名;圣灵是一个称呼;父、子、圣灵。

所以你看到,这跟永恒的子职一样,是没有底的。根本没有永恒的子职这种东西。子从生下来才开始,永恒则没有开始。
60

正如前天晚上我说的,根本没有永恒的地狱这种东西。你怎么得到永恒的地狱呢?这样,就一直有一个地狱了。圣经说,地狱是为魔鬼和它的使者造的[太25:41]。如果一直有一个地狱的话,那么就一直有一个地狱,从一开始就得有一个地狱。那么,在那个时候,是什么,是谁用这地狱呢?因为那时,神是以勒,以拉,以罗欣,是“那位独自存在的,”没有别的东西。这样,地狱就必定与他在一起了。瞧?但地狱是为魔鬼和它的使者造的。所有作恶的都要被扔进地狱里。绝对没错。他们将因自己所作的受刑罚,可能是一亿年。但必有一个时候,他们会有第二次的死。他们就什么也不存在了。任何东西有开始,也有结束。所以,当我们领受永生时,我们就是领受了一部分的宇宙光,这光在还没有一粒分子之前就有了。神的那光进入我们心里,使我们蒙了光照,能看见耶稣。圣经说,我们不见别的,只见耶稣。

61

呐,主说:“我知道,我是那有差到七个教会去的七灵的。我知道你的行为和这一切,你有一个名,但按这名你是活的,其实是死的。”呐,记住,这是谁的时代?马丁·路德的,路德的时代。

呐,从一开始他们就受到谴责。他们甚至用不着开始,他们从一开始就是死的。他们用不着死,他们一开始就是死的。瞧?他们只是被抢夺出来。
62

呐,注意这里。呐,让我们读下一节。

2你要警醒,坚固那剩下将要死的;因我见你的行为,在我神面前,没有一样是完全的。
呐,主现在是对路德说话。我们都承认,这是路德时代,是改教时代。呐,主怎么说的?“你带出一个虚假的名,按这名你是活的,其实是死的。”他们作了什么?他们使教会又回到宗派里。天下乌鸦一般黑,不要对天主教嚷嚷,瞧?因为你又回到它那里去,用同样的信条和名称。瞧,路德带出了许多教理问答和别的东西,也是天主教会用的,并为自己取了一个名。看,“按名你是活的,其实是死的。教会从这一千年的死亡中出来,仍然持守那个名。但你有了一个名。”记得吗?
要肯定这是对的;你看,主对别的教会说:“你持守了我的名;”“你持守了我的名。”在这个时代,他们失去了这名。来到这里,他说:“你得了另一个名,按名你是活的,其实是死的。”
63

哦,你们卫理公会、长老会、路德派、五旬节派的人,悔改,奉耶稣基督的名受洗,叫你们的罪得赦[徒2:38]。离开那些陈旧的信条和属于天主教会的东西,她要跟她的众女儿一同毁灭。

没有人能说父、子、圣灵他们是…… 这东西他们称之为圣三位一体。三位一体?我请哪位从圣经里找出“三位一体”这个词来,过来告诉我这个,找出“三位一体”这个词来。它根本不在圣经里。根本没有这样的东西。
64

呐,

“…将要死的…”
“你有的,你要持守;路德把你们抢夺出来。要持守住,因为它将要死的。他们要把你再清理回去。要持守住,它将要死的。”
2…因我见你的行为,在我神面前,没有一样是完全的。
这不是很美吗?哦。我喜爱这点。没有一样是完全的,为什么?他们只是称义了;路德传讲称义;但你还得成圣,然后被圣灵充满。那么,他们就不属于自己了;而是因他们里面的圣灵得以完全了。不是有完全的基督徒,而是有完全的圣灵在他里面。瞧?就是这样。正如我说的:“不是有圣洁的山,而是有圣洁的神在山上。不是有圣洁的教会,圣洁的会众,而是有圣灵在教会和会众里。”是指圣洁的那部分。瞧?
65

“呐,我发现你的行为没有一样是完全的。你还没有完全。”因为我们发现,这里他们只有称义,称义。这是…… 不,对不起。在路德下面是称义;而这里是成圣,这里是圣灵。瞧?呐,这三个要素运行在这三个教会时代中,这些要素构成了一个完整的出生。这里只是怀了孕,是母腹里的一个小细胞。没错,圣灵带来了出生。

66

呐,我要问你一件事。自然出生发生时,首先出现的是什么?水。接着是什么?血。对不对?再下去呢?灵。没错。

耶稣死的时候,从他身体出来了什么?他们扎了他的肋旁,就有水和血流出来[约19:34],“我将我的灵交在你手里[路23:46],”水、血、灵。
“我们既因信称义(《罗马书》5:1),就藉着我们的主耶稣基督与神和好。”这是称义。成圣:《希伯来书》13:12-13,“耶稣要用自己的血叫百姓成圣,也就在城门外受苦。”《路加福音》24:49,“你们要在耶路撒冷等候,直到你们领受从上头来的能力。圣灵降临在你们身上,你们就要在耶路撒冷、犹太全地和撒玛利亚作我的见证。”[徒1:8]
不是你成为主教的时候;不是你成为执事的时候;不是你成为牧师的时候;不是你成为教皇的时候,而是“圣灵降临在你们身上,你们就要作我的见证。”不然,你只能作你教会和你信条的见证。如果你只是一个执事;只是一个牧师;只是一个教皇;或只是…… 你只是作某个信条的见证。但圣灵降临在你身上,你就为主作见证。他所作的事,你也要作,因为他的生命在你里面。哦。太好了。我喜欢这点。是的,先生。哦,我得到了,我相信,在这里所得的比你在外面得的更多。对此我感觉太好了。
67

“那些将要死的,你要持守他们。”呐,第3节,他在这里说,

3所以要回想你是怎样领受、怎样听见的(我喜欢这点)、又要遵守,并要悔改。若不警醒,我必临到你那里,如同贼一样。我几时临到,你也决不能知道。
“要遵守你所得的称义,持守它。”不要让那些人从你身上夺去。“这也是你所领受、所听见的。”他们跟我们读的是同一本圣经。瞧?但他们不接受所有经文,因为没有启示给他们。这不是给他们那个时代的。因这缘故,他们也要在复活中起来。他们行走在必须行走在其中的那个光里,所以他们也会复活。
68

呐,我听见很多五旬节派信徒传讲洗礼,说:“那些路德派等人不会复活。”哦,会的。我知道有个小故事,是有关那里的艾格里博士的,我跟他说话,他说:“我们是什么呢?”我说;你知道,在明尼阿波利斯的伯大尼,他们建了那个路德派大神学院。他说:“这样,我们路德派拥有什么?”

我说:“瞧,我告诉你,我相信你们拥有基督。”
他说:“可是,我们想,我们想要圣灵。”他说:“你认为我们得到了吗?”
我说:“潜在地说,有了。”我说:“你们正一直在相信。”
他说:“那么,你是指什么?”
69

呐,他们有几千英亩土地,学生们…… 如果学生付不起钱读书,他们就让学生去干活,种玉米。我说:“瞧;”那里有一些大餐桌。在那个大神学院里,他们让我吃一餐瑞典式自助餐,他们人很不错。艾格里博士坐在这儿,杰克·摩尔弟兄坐在这儿;我坐得离他很近,因为如果他说什么我不知道的难字,我就用腿碰一下杰克,看他怎么说。你瞧?于是,我说…

他坐在我旁边,他说:“瞧,我们想做的就是在这里找出一些东西来。我们都渴望神。”他说:“我们读了一本五旬节派的书,《各种恩赐》。我们一帮弟兄飞到加利福尼亚,我们见到写这书的人。”(我认得他)他说:“我们很想看见一些恩赐的运行。那人说:’我一种恩赐也没有。我只是写它们。’”他说:“后来,我们来到那里,看见了这事,我们很饥渴。我们要神。”
70

我说:“瞧,有一次,一个人出去。”你知道,我是在就着他所有的来讲。“一个人出去,整理了一大块地。他把所有的树根草根都拔掉,然后种上玉米。每天早上,他走到门口往外看,看有没有长出玉米。接着,你知道,一天早上,两片小叶片冒出来了。”(种过小麦的人都知道;乔治·莱特他们,罗伊·斯洛特他们在哪里?你知道,两片小叶片冒出来了)“哦,”他说:“赞美神,我有一田地的玉米了。”我说:“他有了一田地的玉米吗?”

他说:“呐,从某方面说,有了。”
我说:“潜在地说,有了。”我说:“这就是你们路德派在早期的改革中长出来的两片小叶子。”瞧?“所以,”我说:“玉米就渐渐地生长。”我没有告诉他落在地里的事(你瞧?),我只是让他知道玉米的生长。
71

所以我说:“玉米生长了。不多久它开始抽穗。然后,那穗回头往下看叶子,说:’啊哈,你们这些老古板的路德派信徒,你们什么也没得到。’瞧?它说:’我是这伟大宣教时代的传播者。’风吹过来,花粉像这样散落掉下来;这就是卫斯理,成圣。”瞧?这就是我们历来所拥有的伟大宣教时代,就是卫斯理教会,在卫斯理的时代;甚至超过这个时代。卫斯理教会的时代,是个宣教的时代,四处散播。它做了什么呢?它四处散播。

看,甚至自然界也在那里见证这三个要素。自然界本身,是神起初造成的,它必定也会那样。你甚至不需要有圣经;你看看自然界,就会知道你在哪儿了。瞧?
72

然后,过不久,花粉掉了,什么出来了?玉米粒出来了,上面有了玉米粒;这就是那群五旬节派信徒。呐,这群五旬节派信徒与这里的这一群是同一类的。从这里冒出两片叶子,是路德;从这里长出穗子,是卫斯理;来到这下面,长出了玉米粒(是什么?),跟过去这里的完全一样,是同一个。

可是,呐,这里的这个是什么?他说:“瞧,现在,”五旬节派说:“我用不着你们卫理公会或你们路德派了。”然而,这两片小叶子里的生命帮助形成了花穗,花穗里的生命帮助形成了玉米粒。所以你看,这都是神的安排。他们潜在地拥有圣灵;卫斯理在成圣下也潜在地拥有圣灵;但今天,它带回了说方言,把起初的那些又恢复了,是同样的圣灵(你瞧?),这是真实的。阿们!是的。
73

好的,“要遵守你所听见的,免得它死了。”

呐,第4节,我想是的。
4然而在撒狄,你还有几名是未曾污秽自己衣服的,他们要穿白衣与我同行,因为他们是配得过的。
“呐,不要从中搞出宗派来。我们不要那样做。”不对,我念错了经文,是吗?念错了吗?不,不,没错。是的,没错。好,“在撒狄,有几名未曾污秽自己的衣服。”还有几名没有向那东西跪拜,保持自己的单纯、洁净;沿着老路回到充满圣灵的五旬节中去。在路德那个时代,许多人开始建立宗派。他们怎么做呢?就像圣经说的,他们又回去了,像他们的淫母那样做,又回去了,搞起他们的宗派来。但有一些人立场坚定,他们不想那样做,他们为了神留在外面。他说:“哦,好的,你们那里有几名,他们配得穿白衣与我同行。”
不要搞出宗派来。不要接受尼哥拉一党人的教训。不要再搞起你的宗派来,只要自由地持守在神里。你走到哪里,都让圣灵引导你。还剩下一些人。
74

呐,第5节,我想是的,

“凡有耳的。就应当听!”
现在让我们看。
5凡得胜的,必这样穿白衣,我也必不从生命册上涂抹他的名;且要在我父面前,和我父众使者面前,认他的名。
呐,“有几名,”很少,留下的人非常少,他们没有接受,没有被天主教教义所控制。是的。
75

现在,我们要讲到改教的事。我想说,我之所以没有讲路德的背景,是因为我要把它插在这里讲。呐,下一节是,

6圣灵向众教会所说的话,凡有耳的,就应当听。“
神,他在这里极力警告他们,要远离尼哥拉主义,远离那地方,保守自己衣服毫无玷污,不沾染世上的东西,自由地持守在神里;他必带领他们,引导他们。呐,这就是开始。
76

呐,藉着改教,我是指那些逃脱的人,甚至是撒狄教会那些逃脱的人。你明白我的意思吗?这些人还是逃脱了那可怕的东西。呐,明晚我们还要讲到它,一直讲下来,直到五旬节运动时代;指给你们看,这绝对是正确的。呐,这些事,我们在这里谈的,有一些是说到他们怎么逃脱的。呐,我们把它挑出来,在下一个时代里讲。看,我们必须把它挑出来,把它们合在一起讲。若不这样,你讲下一个时代时,就不能让人真正明白它。你瞧?圣经在这里怎么说,你也得让他们怎么明白。瞧?好的。

77

呐,主所谈的就是这些逃脱的人。就是这里的这些人,这一小群靠称义而活的人。呐,你看。他们出来了;他们看见了光;路德转向了…… 路德死后,不是路德,路德从未建立组织;是他以后的那帮人搞的。卫斯理没有建立组织,是他以后的那帮人搞的。老一辈的五旬节运动创始人没有建立组织,是他们以后的那帮人搞的。就是这些人搞的,瞧?是第二代人搞的。真正有亮光的使者永远不会建立组织。当圣灵向我们启示时,你就会发现,瞧?在这个五旬节运动时代中,在那个组织的末了会出现什么。

78

呐,主说:“你还剩下一点点生命,只剩一点点。就要死了,快萎缩了;只达到称义。他们可以随意把你摇来摇去。你还没有得到什么生命,因为你用了错误的名。但你至少被抢夺了出来。看,你已经逃脱了罗马教会;已经逃脱了所有那些教条,至少你已经逃得那么远了。”呐,你在读同一本圣经。呐,但这本圣经也教导圣灵的事。他从未谴责他们所拥有的。“只要持守住,直等到我来。看,只要一直持守住。”

79

呐,这个教会时代开始于大约1520年,当时,普世的罗马天主教会正处于全盛时期。这光景持续到主后1570年10月31日,(如果你们要记下来)是10月31日。马丁·路德将九十五条钉在德国的维腾贝格城的教会门上,从那时候起,改教运动就开始了。你记下那个日期了吗?我再说一遍,这样你们就确定了:主后1570年10月31日,马丁·路德将九十五条钉在德国的维腾贝格,W-i-t-t-e-n-b-u-r-g城的教会门上。从那天起,改教运动就开始了,改教之火开始燃烧。他站在那里抗议天主教会,像这样,拿着墨笔,他说:“这岂是基督的圣体吗?这只是一块薄饼和一点葡萄酒。”他“砰”地将它摔在地上。没错。

80

他抗议天主教会,从此,就开始了小小的挽救。是的,你看,它开始了。但从基督徒的标准来看,这场争战,为着政治权力,多于为着真实的教会。他们为了政治权利而战,要从天主教会出来,另搞一个教会。他们从天主教会出来,从未改革,从未把圣灵和能力带回到教会中,因为他们也否认这个。瞧?这是一场政治的重整。这肯定很适合于他们,“按名你是活的,其实是死的。”换句话说,他只是带出了新教的宗派来,就是这样。他从天主教会中带出一个女儿,从淫妇中带出一个妓女。的的确确是这样的。他从耶洗别那里带出了亚她利雅。

81

呐,任何读过改教运动的人都知道是这么回事,因为他只是,他只是拆毁了一些陈旧的遗俗、条规和仪式等,至于说把圣灵带回到教会里,像过去的这里那样,他并没有做到。没有,先生。这场争战,更多的是政治上的,而不是属灵上的。是政治的,而不是圣灵的。圣灵还没有进到教会中。哦弟兄,他还没有回来;他回到这里来,但不是在那里。

82

呐,这是一场政治的大重整,但不是为了圣经和圣灵的。它是一场政治的重整,他的确除去了挂受难像和喊“万福马利亚”等所有那些陈旧的遗俗。但他仍然开始了教理问答。他仍然开始了这些。你们怎么叫它的?奉献礼拜?或者复活节早上人们下去搞出的那些东西?你知道,牧师就祝愿他们圣诞快乐。你知道,他说:“圣诞节以后再去见他们。”哦,是坚信礼拜,这就是我要说的。带他们下去,给他们行坚信礼,让他们吃第一次圣餐,给他们行坚信礼。根本没有“坚信礼”这种东西。圣经里唯一提到的坚信礼,在圣经里,就是神以神迹奇事随着他们,证实他的道[可16:20]。这就是证实,不是证实属于路德派教会。而是神在你里面证实他的道。“主和他们同工(《马可福音》16章),用神迹随着,证实所传的道。”这就是五旬节教会所作的证实。这才是证实。神证实他自己是活着的,是一位在教会中行奇事的神;说方言、翻方言,行他们起初所行同样的事。

83

我把你们搞累了吗?[原注:会众回答:“没有。”]好的。呐,注意,他们没有带回圣灵的复兴;他们带回了一个新的教会时代。他们带回了一些被挽救出来的人,从罗马等级制度逃出来的人,又搞出了一个新教等级制度。他们所作的就是这个:从锅里跳出来,又掉进火里。瞧?就是这样。没错。

耶洗别生了一个女儿。呐,不要以为我这样说是为了表示自己聪明。我这样说,是因为圣经也这样说。圣经在《启示录》17章说,她是众妓女的母。耶稣在这里说:“就像耶洗别那样,她也会那样。”她送出女儿去,污染了尚未被污染的国家。呐,这正是新教体系对神真实圣灵所作的;它将这东西污染了,再次把它放入另一个组织里。这点,若神愿意,星期天早上,我要给你们看,他们给兽作了个像,这兽就是罗马[启13:14]。他们也作了一个跟兽一样的像。它是什么?一个组织。哦,人哪,我希望这点牢记在你们心里。
84

呐,你不知道,为什么我一生都这么强烈地反对组织;我自己也不明白。但在我里面有个东西在呼喊;我自己也控制不了。我纳闷,一直都纳闷,为什么我总是这样瞧不起女人。看,我一生中,我不是指真正的女人;你知道,我是指那些本该是真正的女人,但里面却没有一点起码的道德等等,你知道。这种女人是我反对的,我里面有东西…

当我还是小孩子时,我在那里看见那些女人从路上走来,她们知道自己的丈夫外出作工,就到那里去,同某个家伙鬼混,醉了酒;就躺在路边,那些人打发她们上路,让她们完全清醒,打发她们回家给丈夫做晚饭。我说,她们不值得用一颗干净的子弹打穿她们。没错。我说,她们比动物还下贱,竟然会干那样的事。我十七、八岁时,看见女孩从街上走来,我就走到另一边,我说,“这条恶臭的毒蛇。”瞧?我本来真是个憎恶女人的人。但当我内心接受神以后,神让我知道,他在那里还有一些宝石;他还有一些真正的女士。她们不会那样污秽自己,为此我感谢神。
85

当我去到非洲、去到瑞士、去到罗马时,人都会问我这个问题,“喂,伯兰罕弟兄,你们美国难道就没有端庄的女人吗?每首歌传到这里,都说到你们美国妇人的肮脏事。”

我说:“那是美国人。但我们那里也存在另一个国度;就是神的国;她们是地地道道的女士。”她们是…
86

圣经说,在先知书里说,我相信大概是在《以赛亚书》5章(我不太确定,可能是在5章或6章),谈到:“锡安的女子是有福的,那日,她们必逃脱这一切的事。”她走在街上,怎么把长统袜卷下来,俏步徐行[赛3:16],一扭一拐的,她们所要作的事,正是她们现在在作的,一模一样。穿像男人的衣服,这是神所憎恶的[申22:5]。

87

不久前,我看见一个宗教团体,他们进去,参加某种盛大宴会,大概每个晚上都有,这些女人进去,都穿着灯笼裤。或者叫什么来的?她们怎么叫那东西?不是短裤,是另一种裤子。是的,那种七分裤或叫脚踏车裤什么的。哦,是需要用“脚踏板”教训她们了,是的;弟兄,她们需要这么宽的一个踏板。没错。头……得踏她们的脚了,这的确是她们需要的。是的。

哦,但你说:“可是,呐,我认为,女的穿那种裤子比穿裙子更得体。”
神说:“妇女穿戴男子所穿戴的,在耶和华眼里是可憎的。”[申22:5]当女人头发剪得像男人一样时…… 神要女人外表像个女人,穿着像个女人,举止像个女人。
88

神也不要男人留着大鬓角,像这么长,好像头后面蹲着一只鸭子。神要他外表像个男人。是的,先生。瞧,他们穿着太女性化了,简直分不清是男是女。太可怜了!今天的这些垮掉的一代,等等。难怪我们已生活在末日了;除了神将他的忿怒倾倒在地上,将它焚烧,这世界再也没有东西剩下了。就这些了。除此之外,公义圣洁的神不再做别的了。

他们弃绝了耶稣基督的宝血。使自己什么都变成了教条。他们陷入了组织里。某个老神父,老单身汉,穿着翻领的衣服走上来,对他们说,“我蒙福的孩子们,”这跟一只老母猪这样说没什么两样。
我告诉你,弟兄,我们今天所需要的是回到圣经和圣灵里;弟兄,基督复活的大能就能进入教会中,行出神迹、奇事和异能。阿们!这才是福音。是的。
89

带出了…… 是的,没错,它做到了。这复兴,这次复兴在那里做的不错。但它没有带来圣灵来。他们没有带来圣灵,直到到了这个老底嘉时代,到了五旬节运动时代。但它的确行了一件事。这次复兴行了一些事,所以主说:“现在不要让它死了,要坚固它,不断给它加力。”瞧?

这再次把一本自由的圣经带到人们手中。路德时代带出了一本自由的圣经。他们自己出版,开始向世界送发圣经。神为此祝福了路德派信徒。是的,先生。他们再次将圣经放在普通信徒的手中;以前是只有神甫才有。人甚至不需要看圣经;因为教皇说什么,就是什么;他就是神;所以,不管他说什么,就是那样。
90

所以,路德的复兴,他们所要的,是坚固。呐,现在你手上有了圣经,去读吧。相信它。不要把它放在架上,说:“瞧,我有一本圣经。”放在那里对你没有任何益处。今天,五旬节派中也有很多这样的路德派信徒,把圣经搁在一边,去接受某个人对圣经的解释。弟兄,去读这道!“你们查考圣经,因你们以为内中有永生,”耶稣说:“给我作见证的就是这经。”[约5:39]这就是要做的事:去读这道。呐,主说:“持守住它,不要让它流失了。”

91

还有一件事,也是他要他们持守的,他们里面还剩下一点力气,就是…… 路德的复兴,它所成就的第二件事,就是带来了因信称义这教义的亮光。天主教不相信称义,因它是天主教会。

就像那个神甫,不久前,他们在这里不得不停止他的广播。他说:“除了在天主教会里,别的地方都没有救恩。”救恩是在基督里,不是在天主教会里,也不是在新教教会里。救恩是在基督里。但天主教相信…… 他们不在乎圣经说什么,只在乎教会说什么。瞧?你无法跟他们谈,因为根本没有办法,没有办法跟他们谈。他们不在乎。他们有…… 他们跟你谈他们的教理问答和这一类的东西;一说到圣经,他们就不予理睬,说:“教会说的才算数。”
92

耶稣说,在这件事上,耶稣亲自说:“若有人从经上删去什么或加添什么,就要从生命册上删去他的分。”[启22:18-19]耶稣说:“人的话都是虚谎的,我的话是真实的。天地都要废去,我的话却不能废去。”[罗3:4;太24:35]对不对?哦,就是这样,弟兄。

我是信神话语的信徒。没错。我不但相信神在那里所说的这道,我也祈求天父赐给我圣灵来证实这道,使基督活在我里面。所以,我知道我有永生,不是因为我配得,而是因为他的恩典已将永生赐给了我。就是这块磐石。他说:“我要把我的教会建造在这磐石上。”[太16:18]
93

是的,称义。是的。这件事就是,后来他们带出了一些东西,他们没有让它死去,也就是说,他们手里又都有了圣经。这是路德派信徒做的。另一件事是,他们得到了因信称义的教义。这是路德所教导的,大家都知道;这是他的教训。你看不出这有多完美吗?后来,卫斯理带着成圣出现了;接着,又有五旬节运动带着圣灵的洗而来。瞧?真是太完美了。

94

呐,“你得到了一些东西,现在要持守住,不要让它们死了。你若不持守住,我必快来,如同贼一样,你会再次陷入宗派里。”这正是他们所做的,绝对没错,又回到里面去了。“你又回到尼哥拉一党人那里去,因为你才从宗派里出来。持守住,一直读圣经,持守因信称义,一直努力前进。”但只有一点余剩的人出来了,只剩一点点。

过后,首先出来的是路德;然后是祖文利,再下来,是加尔文,再下来,一直到了卫斯理。但只有一点余剩的人出来了,他们教导成圣。从成圣中又出来一点余剩的人,继续走,进入圣灵里。看,这些余剩的人,一路都跟着下来,保持教会活着。是的。
95

但是;第三,他们带出了太多异教式的教义,一起带出来了,就像宗派、虚假的洗礼。呐,他们带出了点水礼或类似的东西,用父、子、圣灵的名。他们带出了教理问答。他们真的与耶稣在这里所说的相吻合,“按名你是活的,其实是死的。”这是正确的。是的。

96

第四,改教扫除了很多修饰的遗俗和仪式等,这是真的;但它在教会和恢复上没有带来革新,没有恢复到教导有神迹随着的全备福音上。路德派教会从未拥有过它。他们从未有过。在卫斯理时代也从未有过。只有在老底嘉这个时代的末了才有。

呐,当我们讲到这点时,我们要回到圣经中,给你们指出,他们正是这样应许的。他们没有恢复圣灵的复兴。
97

他们的确丢弃了偶像;他们丢弃了偶像;这是真的。他们从教堂里取下偶像:马利亚、约瑟、彼得、保罗等所有人的。他们丢弃了偶像,但没有转向复活的基督。路德使他们丢弃了偶像,但却更多地陷入了政治、宗派或组织中,为自己建立另一个组织(一个像,像第一个那样),试图藉着宗派超过第一个。

现在他们还在争斗。卫理公会还想要所有浸信会信徒成为卫理公会信徒。所有路德派想要所有的浸信会和卫理公会成为路德派。五旬节派想要所有的浸信会、路德派和其它别的都成为五旬节派。看,那只是使你的宗派一直扩大。但从一开始,这就不是神的计划。神恢复的计划是把起初的东西带回来。
98

你看。使它复活。如果这本书掉在地板上,现在拿另一本书来代替,这不是恢复和复活。他必须把同一本拿起来。阿们!所以,如果教会经过黑暗时代死了,在那里彻底成了异教,那么恢复…… 那是一种改革,革新;但革新和重生是两件不同的事。瞧?他们带来了改革,革新,远离许多的偶像等等,但他们从未把圣灵带回到教会中。哦,主的名是应当称颂的。弟兄姐妹,你能明白这点吗?他们从未把圣灵带回来,因为那位真正带来真实福音之光的人……现在要好好思想。那位带来真实福音之光的人是这里这个教会的使者。星期天你们就会看到了。

99

现在,他们有基督教的亮光,在这些亮光之上还有亮光,但他们每个却又回到了组织中。可是,必出现一位,他要站起来反对组织(是的,先生),他必从那里拽出余剩的人来,肯定的,就像我站在这个讲台上一样肯定。没错。他必直接回到起初。我要从旧约和新约中拿出经文,向你们证明他必这样做,他是老底嘉教会的使者(没错),直接回到原初,使这个再次复活。复活要在这个教会的日子里来到。没错。

100

但路德把教会、那些逃脱者拽了出来:逃脱者,只是一步,称义。逃脱者,他从异教体系中跨出了一尺。这很好。接下来,要跨出两尺。就是这样。

就像,你在圣经中注意到没有?有水从圣殿后面流出来[结47:1-5]。他说,他看见水到了膝盖;然后又到了腰;接着,水漫过了头顶。当水漫过他头顶时,他必须到达一个地步,可以游泳。看,他必须游泳。
所以,我们现在也到了一个地步,要么游泳,要么淹死。就是这样。它要么淹死你,要么把你完全带走,或带你进去,其中一个。所以,要么游泳要么淹死。哈利路亚。哦,我真快乐,我有圣灵。你们呢?
我真快乐我能说我是他们中的一个。
他们一伙的,…(他们什么?不是这个、那个,那个,或那个)
我真快乐我能说我是他们中的一个。(哈利路亚!)
他们中的一个,他们中的一个,
我真快乐我能说我是他们中的一个。
101

这听起来不是很好吗?你听。

门徒聚集在楼房,奉主名祈祷,
领受圣灵的洗,服侍能力来到。
那日主为他们所行,今日也要为你行。
我真快乐我能说我是他们中的一个。
哦,他们中的一个,他们中的一个,
我真快乐我能说我是他们中的一个。(哈利路亚!)
他们中的一个,他们中的一个,
我真快乐我能说我是他们中的一个。
他们上神学院吗?没有。有些人甚至连自己的名都不会写。没错。彼得不会写。圣经说,他和约翰是没有学问的小民[徒4:13]。但人们不得不留心他们,因为人知道,他们是跟过耶稣的。
尽管门徒从未自称,(受过教育)
或吹嘘属世名望,(“哦,赞美神,我得到这么多这个那个。”)
奉耶稣名受洗,都受了五旬节圣灵。
他们要告诉各处的人,主的能力仍一样。
我真快乐我能说我是他们中的一个。
哦,他们中的一个,他们中的一个,
我真快乐我能说我是他们中的一个。
他们中的一个,他们中的一个,
我真快乐我能说我是他们中的一个。
102

你们不为此而快乐吗?真快乐是他们中的一个。我宁愿是他们中的一个,胜过我所知道的任何东西。哦,我宁愿是他们中的一个,胜过当美国总统或统治这世界的王。如果主耶稣走到这里,说:“我要把你变回二十岁,使你成为一个总监督、全世界的王,给你在地上活一万年,一直都是二十岁,一天也不生病、从没有心脏病,一切都充满欢喜快乐,为全地的王,活一万年;还是你宁愿成为他们中的一个,像你现在这样,不得不去争战?”

我会说:“我真快乐我能说我是他们中的一个。”一万年过后,接着是什么呢?而这个是永恒。弟兄,它怎么来的?哦,是藉着宝血而来的。没错。它已经来了很久,是藉着神成为肉身,住在我们中间而来的。[约1:!4]
103

很久以前在马槽,真是这样我知道,

有一婴孩生出,救众人脱离罪。
约翰河边见到他,神永远的羔羊,
哦,基督,各各他被钉十架。
哦,我爱这人,来自加利利,加利利,
他为我行了许多大事。
他赦免我一切罪,将圣灵放在我里面。
哦,我爱,我爱这加利利人。
妇人站在井边,他说出她一切罪,(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
那时她已有五个丈夫。
她各样罪已蒙赦免,极大平安进入她心!
她喊道:“来,看这加利利来的人!”
哦,我爱这人,来自加利利,加利利,
他为我行了许多大事。
他赦免我一切罪,将圣灵放在我里面。
哦,我爱,我爱这加利利人。
那一天,这税吏来到圣殿虔诚祷告,
他喊道:“哦,我的主,怜悯我。”
他各样的罪已蒙赦免,极大平安进入他心里。
他说:“来,看这位加利利人!”
我喜欢这个。你们呢?
瘸子能够行走,哑巴也会说话,
以爱说出的大能,海上便有神迹。
瞎子能够看见。我知道它唯一是来自加利利那人的怜悯。
跟我一起唱。
哦,我爱这人,来自加利利,加利利,
他为我行了许多大事。
他赦免我一切罪,将圣灵放在我里面。
哦,我爱,我爱这加利利人。
104

你们不喜爱这歌吗?哦。这美好、圣灵的福音,哦,我爱它。我全心爱他。今晚我真快乐,我与他们列在一起,我们一起都是弟兄姐妹。浸信会,卫理公会,天主教,长老会,不管是什么,神已经从各行各业中把我们带出来,把我们带到这里,享受圣灵的伟大交通。不属于任何宗派,他们作什么,那取决于他们;但我们是在一个奥秘的国度里。我们从圣灵受洗,归入耶稣基督奥秘的身体[林前12:13]。是谁呢?卫理公会、浸信会、长老会的,凡愿意的,都可以来[启22:17]。

耶稣说:“凡父所赐给我的人,必到我这里来;他们一个也不失落,在末日我要叫他复活。”[约6:37-39]哦,我们过去常在祭坛这里唱一首老歌。我不知道我们会不会唱这首歌,“空处,空处,有空处;泉源为你预备,有空处。”你们喜欢这样的老歌吗?若有人知道怎么起调,请给我们起个调。我们司琴的在哪儿?她在这儿吗?或者泰迪弟兄,或这里的哪一位?哦,我看不见他。
空处,空处,有空处,
泉源为你预备,有空处;
哦,空处,空处,有空处,
泉源为你预备,有空处。
105

你们喜欢这些老歌吗?我也喜欢。

在十架上我救主舍命,靠主十架我罪得洗净;
除我重担安慰我伤心,荣耀归主名!
荣耀归主名!(他宝贵的名!)
哦,荣耀归…(现在让我们闭上眼睛来唱)
除我重担安慰我伤心,荣耀归主名。
我今靠主脱离罪权势,有主时常住在我心内;
如此蒙恩我实在不配,荣耀归主名!
荣耀归主名!(这宝贵的名!)荣耀归主名!(宝贵的名)
除我重担安慰我伤心,荣耀归主名!
呐,我们唱下一段时,请跟你们前面、后面和旁边的人握手。
宝血泉源丰富又甘甜,快来就主俯伏主脚前;
投宝血泉使你得完全,荣耀归主名!
荣耀归主名!(这宝贵的名)荣耀归主宝贵名!
除我重担安慰我伤心,荣耀归主名!
哦,我喜欢这个。你们呢?
荣耀归主名!(宝贵的名)荣耀归主名!(荣耀)
除我重担安慰我伤心,荣耀归主名!
哦,对此我太高兴了。你们呢?太高兴了,我能来这丰富甘甜的宝血泉源,将我可怜的灵魂俯伏在主脚前。
106

我记得,我还是小孩时,大约十八岁,有一天,我逃离了主。我去了西部;我要…… 我父亲是个骑士,我想出去驯马。在我心里,我饥渴什么东西。哦,我告诉你。

我下去找浸信会传道人,他说:“站起来,只要说:耶稣是神的儿子;我们就把你的名记在册上。”这不能使我满足。
我到各处寻找。到了基督复临安息日会,去见巴克弟兄,是个好人,可爱的弟兄;他说:“比尔,过来,接受主的安息。”(我现在有了)但他说:“是安息日。”我想:“哦,这还是不能使我满足。”你瞧?
107

我去了西部,我想…… 那天晚上又回到那里,我们正在围拢牲畜。你知道,你取下马鞍和帐篷包,把帐篷打开,用马鞍作枕头。那天晚上,我躺在那些古松下面。我是看白天的,所以,看晚上的小伙子就出去把牲畜带下去。有个从德州来的老人,叫“苗条,”他有一把吉他,他在弹奏:“…荣耀归主名!”

另一个就拿一把梳子和一张纸,用它吹奏。[原注:伯兰罕弟兄哼“荣耀归主名。”]他们也唱了别的歌,西部牛仔歌谣,也唱到那首“在十字架上。”
哦,我翻转身,像这样把毯子蒙住头。我看着外面,你知道,那些星星低垂着,看上去离山上的树顶很近。那些古松不停地发出飒飒声,我能听到神在呼喊:“亚当,你在哪里?”[创3:9]
108

三个星期后,我进了城里,小伙子们都喝醉了,但我没有喝。我得把他们带回家,设法把他们全塞到车里。他们到了那里,彼此朝对方的脚趾头射击,还干别的事,什么危险也不顾。从那里画一条直线,打赌五块钱,看谁能走在线上;不能像在人行道上那样走,你知道。他们就是那样打赌,等拿到钱以后,他们才都清醒过来。

我也在那里,他们都在喝酒;我走到公园去,坐下来。我想:“哦,瞧,”大约三十五年前,或三十五年了,我想是三十五年前。我坐在那个公园里。那时凤凰城还是个小地方,我们从维肯堡下到那里。我坐在那里,有个西班牙小姑娘蹦蹦跳跳地过来,我坐在那里,那顶大帽子就戴在我后脑勺。她经过时,丢下一块小手帕,你知道。我说:“喂,你的手帕掉了。”我没有兴趣。
109

我听到街上有个声音,就走过去。在那边的一大排摊位中,有一个信主的老人,满脸都是黑斑,泪水沿着脸颊流下来,他在弹吉他,唱道:“荣耀归主名!”

哦。泪水沿着脸颊流下来,他停了下来,说:“弟兄,你不知道这是什么,除非你接受这位奇妙的基督。”
荣耀归主名!
我把那顶大帽子往下拉,走开了。哦。你无处躲避主。你最好还是站出来承认他。哦,他多美妙。是的,他多美妙。
我今靠主脱离罪权势,有主时常住在我心内;(住在里面)
如此蒙恩我实在不配,荣耀归主名!
荣耀归主名!(名!)荣耀归主名!
除我重担安慰我伤心,荣耀归主名!
宝血泉源丰富又甘甜,快来就主俯伏主脚前;
投宝血泉使你得完全,荣耀归…(现在,让我们低头,把手举起来)
荣耀归主名!(荣耀,荣耀!哦,神啊,这宝贵的名!)
除我重担安慰我伤心,荣耀归主名!
110

荣耀归于神。让我们站起来。哦,等一下,等一等。[原注:说方言和翻方言。]是的,父啊。

呐,若有人不知道这是什么,那么,这就是五旬节,是圣灵在说话。耶稣说:“你们往普天下去,传福音给万民听。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他们必说新方言,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可16:15-18]他所说的这一切事,都必成就。
哦,我太高兴了。看到圣灵降临下来,证实他的道。一道光,接受它,不要再怀疑。只要接受它,神会像待孩子一样恩待你,使你长大。这岂不是圣灵的甘甜吗?这是圣灵临到我们身上。
我记得,圣经里有一次,他们不知道事态要往哪个方向发展,敌人上来了;圣灵便那样降在一个人身上,告诉他们该往哪里去。他们去到那里,神就使别国的军兵混乱,把他们打败。没错。
哦,我们仍然活在圣经的时代,不是吗?只要圣灵在那里,就一直是。
111

哦,让我们站起来唱。

时常携带耶稣圣名,(记住这信息)你们忧愁困苦人;
它能赐你安慰安宁,无论何处带着它。
宝贵名,(宝贵名)何甘甜!地之望并天之乐;
宝贵名,(这宝贵的名)何甘甜!地之望并天之乐。
时常携带耶稣圣名,当作盾牌敌火箭;
每逢试探扰你心灵,呼吸这名在心间。(赞美神!)
宝贵名,(宝贵名)何甘甜!地之望并天之乐;
宝贵名,(宝贵名)何甘甜!地之望并天之乐。
112

请听这一段。

时常携带耶稣圣名,当作盾牌敌火箭;
每逢试探扰你心灵,呼吸这名在心间。
哦,让我们再唱一遍。
时常携带耶稣圣名,当作盾牌敌火箭;
每逢试探扰你心灵,呼吸这名在心间。(我们现在低头)
宝贵名,(宝贵名)何甘甜!地之望并天之乐;
宝贵名,何甘甜!(何甘甜!)地之望并天之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