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1208 推雅推喇教会时代

1

呐,今晚我们在讲这个伟大的教会时代之前,哦,我真希望我们主把他的灵浇灌在我们身上,再次祝福我们。现在,我们只能说说要点,因为要讲即将到来的这些伟大事件,我们可能要用上整个星期。哦,昨晚我们度过一段多么荣耀的时光。

呐,在我们读圣经之前,能不能换换姿势,站起来作一会儿祷告。
2

我们仁慈的天父,我们奉主耶稣全备的名来,知道有一天你要再来。我们竭力使人们的心预备好,来接受这伟大的启示,就是:你是神永活的儿子,不是死的,而是永远活着;作为五旬节的见证活在你的教会中,见证那伟大的时刻,这样,那安舒的日子就必从主面前来到(徒3:20),一千九百年后,我们非常高兴地在这里享受这些日子。

父啊,我们谦卑地低着头,表达对历世历代这些伟人的尊敬,他们是握在你手中的那些星,正如你说的,他们是这些教会时代的使者,传道人。为着以弗所的伟大圣徒保罗,我们多么感谢你;为着爱任纽,我们多么感谢你,哦主啊,爱任纽是你伟大的仆人;还有圣徒马丁,和今晚要讲的圣徒哥伦巴。主,我们为这些人多么感谢你。在黑暗的罗马天主教当中,异教进入了教会;但他们勇敢地捍卫五旬节的信息和祝福;说方言、各种大的神迹奇事、医治病人、叫死人复活。
3

主,他们很多人被分尸、被杀、喂狮子;发生了可怕的事。地上浸满了义人的血。父啊,他们的血今天还在呼喊,谴责那个罪恶淫乱的教会。你说,有一天你要倾倒,天使要把碗倒在她身上,每个殉道者的血都在她那里看见了。

主,现在帮助我们做好准备而站稳,因为时候快要到了。我们看见这头有两角的兽从地中上来,不是从众民中上来,有两角如同羊羔,说话好像龙。[启13:11]我们相信这个时刻已经很近了;父啊,这些教会正在联合,为那兽作个像;主,这对那群不愿加入的人将是可怕的。这种联合抵制将要临到,但你应许在那个时刻取去你的教会。主,求你帮助我们。
4

在雨点落下之前,挪亚已经在方舟里了。在大火毁灭所多玛之前,罗得已经走了。父啊,我们相信,在原子能把这地球炸得粉碎之前,教会就走了。我们太高兴了,主。我们知道原子弹今晚就放在发射架上了。

我们向天观看,就能看见人子从他的宝座上起来,朝着地上而来,要提走他的教会;也知道在那时,他尊贵的脚不会踩在这个罪恶的世界上;就像利百加骑着骆驼,还没到亚伯拉罕的家时,就跳下骆驼,在田间与她的新郎相遇。哦神啊,教会也将在空中与我们的新郎相遇,“因为我们这活着还存留的人,断不能在那已经睡了的人之先。神的号要吹响,那在基督里死了的人必先复活,我们就必一同被提,在田间,在空中与主相遇,与主永远同在。”[帖前4:16-17]
哦主啊,今晚帮助我们。赐给我们灵里的甘甜,把一切苦毒和冷淡从我们身上除去,愿我们与圣灵完全融化在一起。愿神的使者今晚来掌权。
主,我不知道要对这些会众说什么。呐,我拿来了历史书等,它们记下了你所行的事,但必须由你来解释未来;所以我祈求你应允这事,奉耶稣基督的名。阿们!
5

呐,现在让我们翻到《启示录》。今晚我们讲第四个教会时代,推雅推喇,大家都知道这个教会时代就是那黑暗的时代。这个教会时代从主后606年开始,到1520年结束。我费尽力气在挑选使者。许多学者都把圣徒帕特里克当作这时代的星。

这七星是七个教会时代的使者。明晚我们将知道,毫无疑问是路德;然后是卫斯理。我们不知道这老底嘉教会的星将是谁。现在我们就处在这个时代,从1906年五旬节运动以来就开始了。将有一位使者兴起来,要除灭一切的教条,使教会预备好回家。呐,有圣灵里的某个师傅,将带着神迹奇事兴起来。呐,我祈求神帮助我们知道这点。
6

在挑选使者时,我反复看了,圣徒帕特里克是个伟大的人物。我拿到一些古代的手抄本,发现圣徒帕特里克并不是天主教徒。他反对天主教会。在改教期间,天主教的条文被挖掘出来,证明了圣徒帕特里克曾反对天主教会。圣徒帕特里克更像是一个组织家;他有自己的学校。起初,他和两个妹妹在海边被绑架,后来再也没有她们的音讯。她们可能被带到罗马卖作奴隶。他也被带走,卖作奴隶,人给他一个养猪的活干。

7

他训练那些狗来照看猪等;它们会根据帕特里克发出的不同响声而跑来。最后他用这个办法逃到船底,狗把他遮起来,他就一直走到海里。后来,他回到自己可爱的家乡爱尔兰,才知道他的父母仍然活着。圣徒帕特里克是伟大圣徒马丁的外甥。从人来说,圣徒马丁是自有耶稣基督以来我们所拥有的最伟大的人之一。

他的各个教会都充满了圣灵;人们说方言,有各种神迹奇事和异能,什么神迹都会发生。在那个与天主教体系联姻的教会时代中,他仍持守着五旬节的信心。异教和尼哥拉主义联姻,建立了组织,形成了尼哥拉一党人。我们称他们是“尼哥,”意思是“征服,征服或推翻平信徒,”从会众中拿走圣灵;只有神甫是圣洁的,只有这个人。瞧?那么,其他人爱怎么生活,就怎么生活,我猜想,只要他们向神甫告解就行了。后来他们…
8

昨晚我们看到,他们设立了那些人,康斯坦丁设立了第一个主教,把教堂给了他们;这些事和日期等我都讲了,你们也记下来了。后来,他们在那里大大庆祝冬至,即12月21日,一年中白天最短的;后来引入这个异端,说,主是在太阳日出生的,瞧?太阳的生日,他们把耶稣基督的生日从4月改到12月25日。

在12月25日,连续五天,罗马人举行大庆祝,有马戏表演等等,他们在那个时候庆祝这个异教大节日。他们把这人当作神放在那里,给他穿上盛装等等。他们有自己的神与他们在一起。就在这个时候,相信后千禧年的人在那里出现了,因为他们认为教会已经处在千禧年里了,瞧?因为他们富足,一样也不缺;政府与教会合在一起。“千禧年已经开始,”这一直是天主教的教导,直到今日。瞧?呐,“千禧年已经开始,”瞧,我们知道这是错误的。这千禧年,基督的再来才带进千禧年。没错。
地球在呻吟,呼唤甜美释放的日子, 那时主必再临这地上。
9

呐,这位伟大的圣徒是哥伦巴。他是一个伟大的神人。呐,我有他的历史,都写在这里。首先,这第四个教会时代,“推雅推喇,”意思是“松懈,零散,模糊不清。”看,这是个不法的时代,从606年到1500年。

这星是哥伦巴。从爱尔兰和苏格兰来的帕特里克,是圣徒马丁的外甥;哥伦巴活在他以后大约六十年后。所以,他的事工大约是在圣徒帕特里克之后六十年开始的。
他从未接受过罗马的教义。他是个有信心的伟人。他拒绝罗马的教导,也从未去过罗马,完全拒绝它。我找不到他们在哪里册封他为圣徒,他们也没有册封圣徒马丁等,他们没有册封他和爱任纽为圣徒,因为他们仍然处在那个教会中,有五旬节的神迹奇事,单单相信。他从未接受罗马的教导或相信他们的教导。他效法他敬虔的母亲—圣徒马丁的姐姐,以圣经为教导,任何时候都从未接受罗马的教导。他教导《马可福音》16章,说神迹必随着每个信徒。阿们!这是我所喜欢的那种信徒。是的,先生。
他曾听到神以可听见的声音呼召他。这也是一个好的迹象。瞧?这事以后,什么都不能阻止他,他出发了。当他听到神可听见的声音时,他就上路了。
10

有件神迹,我这里记下了好几件,但我们只看这一件。这件神迹就是:他去到主差他去的某个城市,那城的人不想接待他,于是都出来,带来很多乐师等,关上城门,想借着乐师的吹奏声来淹没他的声音。他便开始讲道,他的声音淹没了乐师的声音,门就开了;他就走进去传道,让所有人都信主了。

这里我想再讲另一件小神迹。他进了一座城。当然,那个时代城都用墙围起来。他进了城,人们把他赶出来。他正要离开,村长的儿子病得很厉害,他们就派人到路上去找这个好圣徒。他返回来,伏在快死的男孩身上,他就活过来了。
11

他的教会充满了圣灵;他没有一样缺少的,因为他教会的每个成员都必须被圣灵充满。他反对罗马等级制度,极其憎恶它。我相信他是那个时代的星。他做了什么?说方言、奉主耶稣的名施洗,施行使徒所开创的事。如果神是无限的,起初他怎样建立他的教会,方法就必定还是一样的,尽管只有少数人,它还是一直传下来;几乎要在这里熄灭了,但通过路德又回来了。

12

呐,我们现在要开始讲,从18节开始,看看我们能不能讲完这几节。

18“你要写信给推雅推喇教会的使者,说,…”
你有注意到收信的这些人吗?这些信息是写给使者或传道人的,他们带来那个教会时代的光。瞧?呐,昨晚在结束别迦摩教会的时代时,我们发现教会的使者(这教会时代的得胜者)将领受一块石头。在这块石头里…
呐,我们以那块石头作象征,意思是“磐石。”这是指什么?这使者跟彼得一样,也被称作“石头。”
13

要知道,你的名字在你生命中有一个意义。呐,我不能深入讲太多,因为魔鬼也有一套虚假的数字命理学;我们都知道;让人有各种感觉等类似的事,就陷入了通灵术。通灵术是属魔鬼的。我们都知道。这就是为什么你得小心。就像他们…

所以,他们叫耶稣是别西卜,一个魔鬼,你瞧?因为他能辨别他们的心思意念。看,因为他是神的道。《希伯来书》4章说,神的道比两刃的剑更快,连心中的思念和主意都能辨明[来4:12]。瞧?所以他是道;是活的道;这活的道进入我们心里,在我们身上行出同样的果效。看,是同样的,因为是同样的道。瞧?是同样的道在我们当中。事情就是这样。有时候,人不由自主地说方言,又有一人翻方言。这是什么?道成了肉身,又住在我们中间。
14

接着我们看到,这位使者,这位教会时代的使者领受了石头,它是一块白石;不是指他自己的义,而是神的义。

在这块石头里有一个名,这名除了那领受的以外,没有人能认识[启2:17]。他认识那名,除了他以外,别人都不认识。当你听到这些家伙奉承你,说他们是约翰,是保罗,是马利亚,是这个是那个等等,你不要信;因为要是那样,他就决不会说出来。瞧?没错。他必须自己保守这秘密。他知道的,除了他自己,没有人知道;他是知道的,因为每个完全的得胜者都是这样领受新名的。
15

你注意到吗?亚伯拉罕曾叫亚伯兰,但当神要用他时,就给他改名为亚伯拉罕[创17:5]。撒拉曾叫撒莱[创17:15],但当神要用她时,就给她改名为撒拉,“公主。”你注意到雅各吗?“雅各”意思是“阴谋家。”“以扫”意思是“红色的,多毛的,红的;”红头发的,全身都是红的,这就是以扫。呐,雅各是“阴谋家。”“阴谋家”就是骗子。以扫不是说吗?“他名叫雅各,’欺骗者,’岂不正对吗?”[创27:36]但当雅各与主整夜摔跤,得胜又蒙了祝福,神就给他改名,从雅各改为以色列,“在神面前的王子。”[创32:28]保罗曾叫扫罗,后来他遇见圣灵以光的样式出现,这光从上面照着他,他的名就从扫罗改为保罗[徒9:3;13:9]。西门,当他遇见耶稣时,耶稣给他改名叫彼得[约1:42]。

当耶稣得胜时,他的名也改了。他将揭开那个名,“那与他同在,像他一样得胜的,必领受新名,我要将我的新名启示给他。”[启2:17;3:12]瞧?每个得胜者,我是指那些得胜者,那些领袖等。呐,当然,不是所有的以色列人都改名。没错。但那些为首领的,他们得胜时,就领受了新名。你看,它有多吻合,多完美。
16

呐,我们发现,他也得到了隐藏的吗哪。呐,隐藏的吗哪预表陈设饼。陈设饼只是给祭司的。没错。陈设饼只是给祭司的。它们是专为祭司做的,他们是首领;这人得胜了。整个会众都得到了吗哪,但他得到了隐藏的特别的吗哪,或说特别的启示,即有关耶稣是谁,他的特征和关于他一切的启示。看,如果他得胜了,就拥有那个启示。对那位使者说,“要坚守住,因为那得胜的,”他已得胜,主写信给教会的使者…

17

那么,今晚我们来看,我们开始讲。

18“你要写信给推雅推喇教会的使者,说:’那眼目如火焰、脚像光明铜的神之子说:…’
呐,起初,以弗所时代,或者说在《启示录》的开始,我们看到了主,我们看到他以七重荣耀的荣形出现:“头发…”我们发现,约翰在主日看见了他。
现在他来到,他是祭司。在地上时,他是先知,神的先知。呐,他带着自己的血到父的面前,这使他成为祭司。当他回来时,他将是王:先知、祭司和王。他是神的先知:就是鹰。他也是神的祭司:就是羔羊。当他回来时,他将是犹大支派的狮子,统治一切的王。
18

在他担任祭司期间,圣所被撇弃;然后,我们看到他站在那里。约翰说,当主日他在灵里,不是第七日,也不是星期日;这些都是错误。查遍圣经,我们看到,这是指主的日子。现在是人的日子;主再来就是他的日子。

我们发现,约翰在主的日子里。当他看见主,主披着雪白的头发。我们知道这代表审判官。
还有,他那时并不是祭司,因为祭司是把带子束在腰间,是指正在服事。但他是束在胸间,在这上面,是指他是审判官。阿们!我们看到他行走在七个金灯台中间。
呐,我们回头看那亘古常在者,但以理看到他时,他衣服洁白,坐在白色的审判座上,“来到亘古常在者那里,他的头发洁白如雪。”[但7:9]
呐,是白色的。自古以来,英国法官走到审判座上,常常是戴着白色的假发,雪白的发冠,因为他们是法官。约翰在主日看见他,那时他是审判官。阿们!
19

呐,我们看到他眼目如同火焰。那时,他的眼目如同火焰。那双人的眼睛曾因泪水而模糊。他站在那里,为死去的人哭泣,虽然他知道五分钟后死人又要活过来,但出于人的同情心…… 可是,在那双眼睛后面,充满大能,他能看穿人的生命,告诉他他是谁和所有的事。因为它出现有火一样的光芒。这双眼睛来回遍察全地,观看所发生的一切。在审判那日你有何处可站呢?你的罪在他面前是赤露敞开的。

你注意到,从他口里出来一把两刃的剑,我们发现那就是道。
我们看到,他的脚好像光明的铜,等等,这是指他的根基。他踹全能神烈怒的酒榨,踩在底下,把罪孽担在他身上,艰难地走过去,且蒙神的悦纳。没错。他的根基就是我们的根基。
我站在基督稳固磐石上,(埃迪·佩罗尼特说的)
其它地方都是流沙。(没错)
20

呐,在这里我们发现,每当他迎来一个教会时代时,他写信给使者,都是以他神性的某个名写的。呐,在前面我们发现,所有启示中,首先一个就是神性,耶稣基督至高的神性:“我是昔在、今在、以后永在的。我是首先的,我是末后的,是全能的神。”看,这是首先的启示。约翰转过身来要看谁与他说话。主写信给他的第一件事…

任何王,当他写信时,他告诉人他是谁。“我是某某某,我有话要对你说,你不认识我。我是威廉·伯兰罕。我是约翰·多,”不管是谁。
他说:“我是首先的,我是末后的;又是那存活的,我曾死过,现在又活了,直活到永永远远。”[启1:17-18]哦,瞧,这神性!在这里,我们看到他在荣耀状态中的七重荣形。在每个教会时代,当他走近使者,都显示出不同的神性,不同的荣耀状态。
21

呐,今晚,他带着火焰来到。他俯瞰老底嘉,不,是推雅推喇。在这个时代,教会嫁给了天主教和异教,或说尼哥拉一党人与异教联姻,形成了教会,形成并生出了第一个有组织的教会。

神说,尼哥拉一党人的行为(先是在以弗所),到了小小的别迦摩教会就成为教义,神说,它是巴兰的教训。巴兰这个人教导以色列人去那里行奸淫,他们跟摩押人行淫,摩押代表不冷不热的教会成员,或庸俗的教会,是个大组织。我们知道,神说尼哥拉一党人的教训把教会中所有的大能都抽走了,跑到一边,搞出一个组织来,神说:“你们恨恶它,我也恨恶。”[启2:6]他不断地说:“恨恶,恨恶,恨恶它。”在这里达到了极点。你看教会到这里差不多熄灭了,只剩下一丁点了,这就是我们现在要讲的教会。
22

呐,在那个时代,这启示来到,或临到这个教会;当时罗马的建筑是盖在大石头、草木禾秸的根基上。神写信给这个教会,他仍然是那洞察整个时代的火焰,他的根基不是草木禾秸,而是在烈火的炉中锻炼过的硬铜[启1:15]。这根基是稳固的。我喜爱这个。我们知道自己站在哪里。

23

好的。

19我知道你的行为、爱心、信心、勤劳、忍耐,又知道你末后所行的善事,比起初所行的更多。
是的,教会看上去几乎全被除掉了,有点萎缩了,他们已经离开了伟大的属灵聚会,而是要依靠行为了。神不要我们依靠行为。这是组织的一个迹象。“我们给琼斯小姐带去一些木头;我们带给某个人,他们的孩子一些衣服。”这是好的。但你不可依靠这些,不可那样做。弟兄,这是一件好行为,一个正派的好市民会那么做的。但成为基督徒,所需要的是重生的经历,圣灵的洗。是的。
他们萎缩了,开始求助于行为而不是爱和信心,当它一直往下走,萎缩就越来越厉害了。
24

好的。

我知道你的行为,我知道你的信心,我知道你的忍耐,等等。
呐,现在我们来看20节,注意听。
20然而,有一件事我要责备你,就是你容让那自称是先知的妇人耶洗别教导我的仆人,引诱他们行奸淫,吃祭偶像之物。
呐,妇人代表什么?昨晚我们说了,妇人代表什么?教会。呐,我们发现,在这里她们被称为尼哥拉一党人、巴兰的教训;现在,它变成了耶洗别。
25

呐,耶洗别,如果你注意,这有一段重要的历史。如果你想记下来,是在《列王纪上》,大概是《列王纪上》16章。耶洗别不是亚伯拉罕的后裔;这里的这帮异教罗马人也不是。尼哥拉一党人是一帮冷淡、形式化的基督徒,把自己与真正的基督徒分开,似乎连信心也没有。他们要使教会成为一个会所,就像今天的教会那样,像一个会所,里面根本没有圣灵;“神迹的日子过去了。那一切都是给另一个时代的。我们有弟兄之爱。”一个好的共济会会员,秘密共济会会员,或由此形成的会所等。这没有问题,但这永远不能取代在耶稣基督里的新生,和灵魂得救这个真理。

26

是的,这个耶洗别,现在她成了亚伯拉罕的后裔,这是真的,她是个拜偶像的公主。那时候,这王室家庭,她的王室家庭,因残忍、野蛮,效忠巴力而闻名。她父亲是拜阿斯达偶像的祭司(我不知道这个字你们怎么发音,我是从史书中读到的)。亚哈像康斯坦丁一样,施展他的策略。这个强大有力的国家跟以色列接壤,因此…

昨晚我们说,康斯坦丁做了什么?他并没有信主。他是个政客。他想要做什么呢?他带基督徒来,他们告诉他,他们会祷告。呐,你记住,我们现在要谈尼哥拉一党人。他说,如果他们祷告,使他赢得战争,他就会做基督徒。他做了一个梦。那天晚上他在盾牌上涂了白色十字。哥伦布骑士团就是这时候在那里诞生的;他们就是在这里表明了他们的立场。但他没有做过任何像基督徒的事。他在一间属尼哥拉教会的圣索菲娅教堂顶上,安了个十字架。正如我昨晚说的,到目前为止,我从历史书中所能找到的,这是他唯一做过的事,听起来好像是为教会做的;其他许多学者也是这样说的。呐,我们对他信主的事毫无所知。
27

他考虑的是什么呢?他想要做的事,现在他观望着几乎整个罗马。呐,你看这个,注意他这个策略。注意圣经是怎么印证的,神在事情发生前几百年就说了。神在这里说,康斯坦丁使用的策略正是过去亚哈所使用的。

康斯坦丁看到他百姓中有很多是尼哥拉一党人,和基督徒。有些人被称作异端,就是那些五旬节信徒。他们被称作异端、圣滚轮或别的什么。真正的神迹奇事就发生在那里。但属世的教会不断发展,走向了组织。他做了什么?康斯坦丁扮演了一个精明的角色。他去到那里,叫来他的异教朋友,也叫来基督徒朋友,把教会联合在一起,将异教引入基督教里。基督教和异教就在别迦摩教会联姻了。
28

呐,今晚,主在这里是怎么说到这点的?他与亚哈做了同样的事。亚哈为了巩固他的王国,娶了这个拜偶像的耶洗别为妻,为的是巩固他的王国,使以色列国有更强大的力量。

这也是众教会想要做的。你看到他们在那里想要弄出一本圣经,在62年把它搞出来吗?这本圣经会取悦犹太人,会取悦天主教徒,也会取悦新教徒。哦,弟兄。我把报纸剪下来了。今晚我没有带来;但你们前天晚上听我读过了。就是这样。瞧?
29

哦,这些事一直在加增;他们拿着神的圣物,到处分发,为要增加和制造大量的人数。这就是教会所做的事。只要靠着握手就可以接纳他们加入教会,然而得到的却都是一帮悖逆、没有重生的人。但要想进入基督真正的身体,它不是一个组织,而是基督奥秘的身体,你只能通过一个途径进去,就是藉着圣灵的洗。没错。同样临到那些使徒的神迹,也临到教会。绝对没错。

30

呐,我们用不着妥协,说:“瞧,我们要加入神召会。我们要加入一神论。我们要加入这个,或浸信会或卫理公会。”让我们加入基督里。不要参与这些东西。虽然每个组织都没什么关系,但他们有自己的教义和自己的东西,你得去求问总监督,看他让不让你进那个地区举办聚会。要是你教导的不与他们完全一样,就把你赶出去,你根本无法持守圣经。神不会那样做,神恨恶它。任何重生的基督徒也会恨恶它。外头很多人绝对是想聚会,想服事主,想一起交通。但你做不了,他们会把你赶出去。那么,任凭他们把你赶出去吧,继续前进,不管怎样要得到圣灵。绝对没错。

但你看,他们想得到那种教条;要引诱你去那里,使你得到很多钱。
31

浸信会在44年有一个口号:“44年再增多一百万人。”他们得到了什么?

就像大布道家葛培理在路易斯维尔时说的,“我去到一座城。”他说:“圣徒保罗去到一座城,使一个人信主,第二年回来,他从那人又得到了三十个,从那信主的人得到了一代又一代,一代又一代的后裔。”他说:“我去到一座城,呼召三万人起来;第二年回去,连三十个都找不到。”这是他讲的,他讲得很好;不过,我不认为我们宝贝的弟兄说得对。他说:“你们这些懒惰的传道人。我把他们的名字和地址给了你们,你们坐着,把脚翘在桌上,不去跟他们交谈,而是给他们写信。”
32

我有点欣赏他这点。我喜欢一个人是怎么样,就怎么样,而不做伪君子;站出来,做真实的你。我喜欢这样。但我很想说:“比利,谁在那里照看保罗带领信主的那个人?怎么回事?比利,如果你不容让他们只是回去,握握手,醒过来,说:’是的,我接受耶稣作我个人的救主,’而是让他呆在那里直到死去,烂掉,由圣灵而生,他就会带领新的人信主。”

弟兄,他就如火烧旺,你不能把他扑灭。他好像烈风中着火的屋子,你扑灭不了他。哦,弟兄,他到处传扬,他是个真正归入基督的人;他无法静坐不动。他只会一直行动。哦,我太高兴了。哦。这老式圣灵的洗使你的魂燃烧起来。阿们!因为我不能静坐不动,风扇动你,一阵大风不停地吹动你。我只要不停地扔木头进去,一直扔。是的,先生。
人无需照看保罗带领信主的人;保罗深深地把他们带入基督里,直到他向自己死了,在基督里活了,其它的就是主做的了。没错。事情就是这样。
33

浸信会弟兄是好的。但多增加一百万,有什么益处呢?你多得了一百万个名字。瞧,如果你要把他们记在册上,只要坐下来,登记在册就行了。这没问题,但是弟兄,我们所要的是名字记在创世以前被杀之羔羊的生命册上[启13:8],用他的血洗净,被圣灵充满,有神迹奇事随着。

34

查考一下历史。我希望你们都能拿《尼西亚大会》这本书来,读一读那些事件,看看那些殉道者是如何持守五旬节之火的。弟兄,我告诉你,现在你们浸信会的,卫理公会的,无论是谁;这完全真实的光,它不是现在的五旬节派组织;这完全真实的光是五旬节的经历。呐,有好几天我都在查考这些历史书,所能找到的我都把它挖掘出来;正是这五旬节之火,它从五旬节开始一直到现在都在燃烧。是的,先生。它曾被推了出去。

35

有些人说:“可是,伟大的天主教会经受了各种风浪。瞧,这就证明她是真正的教会。”哦,这对我来说一点也不奇怪,她能存在,是因背后有政府和别的东西支持。但令我惊奇的是,那一小群人,被赶出去;那少数人,被踢出去、下在监里、被锯成碎片。他们是怎么生存下来呢?是因为永生神的灵运行在他们的生命里。一切阴间的魔鬼都不能胜过它。“我要把我的教会建造在这块磐石上,阴间的门不能胜过他。”[太16:18]这才是真正的教会。就是这个,赐下圣灵给这些卫理公会传道人,等等。他使他们兴起来,为他们行了大事。他永不失败。

36

亚哈,这个伪君子,看,他走过去,说:“呐,巴不得我现在就能巩固,得到这个大国。如果我娶了那边那个老家伙的女儿,瞧,我们就会成为朋友。”他在做什么?出卖自己的长子名分。

呐,当这个五旬节教会回去跟天主教会联合时,它所做的,就跟过去所做的一样。亚哈活在那个时代…
已经有了三次。亚哈经历了以色列人行程中的午夜;这里又来到了另一个午夜;我们现在又是另一个午夜。在这之前,有三个世代进入这里、这里和这里。
37

呐,如果你注意,亚哈娶耶洗别是为了巩固他的人民。康斯坦丁所做的也正是这样。他建立一个大教会,造了一个大理石的大祭坛,给教皇盛装打扮,让他坐在上面。他就成了活的神,他可以对他们讲话,他们把自己的罪告诉她,这点刚好能取悦那个不冷不热的老教会,他们就这么做了。肯定的,就是这样。瞧,这点并不能取悦那重生的人,因为他们接受这些东西,然后又把念祷告词的异教仪式带进来。他们怎么做呢?他们拿下丘比特,换上彼得;拿下维纳斯,换上马利亚;把异教带入了基督教。

38

亚哈娶了耶洗别,也做了同样的事。他把偶像带入以色列国。耶洗别做了什么?她把所能抓到手的先知都杀了。对不对?众教皇也是这样。他们把所能抓到手的每个基督徒都杀了。

但那个时代有一颗星,就是以利亚。哦,是的,先生。他不怕告诉他们真相。是的,先生。他是神在那个时代的星。有一次,他很灰心,说:“主啊,我是唯一剩下的先知。”[王下19:10]
神说:“呐,以利亚,等一等,等一等,别急。在那边我还藏着七百人。瞧?你不知道他们在哪里。他们在外头,在法利赛人、撒都该人、浸信会、卫理公会、长老会的信徒中间,但我要带他们出来;你等着看吧。瞧?我已经带他们出来了。他们是我的,他们未曾向巴力屈膝。”[王上19:18]但是,以利亚是神在那个时代的声音。他肯定是预表基督第一次来到时神的声音,根据圣经,他也将是预表基督第二次再来时神的声音。
39

呐,我们知道,这个小耶洗别,当她到了以色列,她竟然拆毁所有神的祭坛,换上她自己的祭坛。她强迫以色列人在偶像面前跪拜。康斯坦丁建立天主教会时,所做的完全与这一样。他把异教的东西带入基督徒教会中,强迫基督徒跪拜偶像。这绝对又是另一个黑暗时代:以色列的黑暗时代,和教会的黑暗时代;向偶像跪拜。以利亚是他那个时代的星。

这个导致所有以色列人拜巴力,天主教会在推雅推喇也是这样做。
40

呐,我要你们注意,这里有另一件惊人的事。我是从历史中看到的。耶稣说,她自称是女先知。“那妇人耶西别,她自称是女先知。”呐,你看,天主教会不许她的信徒读圣经,因为他们说,惟有神甫才能讲解这神圣的道。

瞧,先知的讲解是真实的。先知拥有神话语的属神的解释。绝对没错。人怎么能称一个人是先知,却又说他拥有的启示是错的?这跟说有永恒的子职是一样不合情理的。你瞧?看,“先知”意思是“正确的预言者,承受主道的人,有启示临到他的人。”“先知”这个字意思是“神话语的预言者。”耶稣说:“你们中间若有属灵的或先知,我耶和华必向他说话。他所说的若是成就,就要听他,我与他同在。若是不成就,就不要听他。”[民12:6]这就是了。这是神的神圣话语,而主的道临到先知。
41

呐,他们说这个教会就是先知。呐,记住,现在它是从尼哥拉一党人变来的,变成了一个“她,”你明白吗?一个耶洗别。呐,昨晚,它是巴兰的教训;瞧?尼哥拉一党人的教训和巴兰的教训。

呐,巴兰是那个使以色列人行淫的人。尼哥拉一党人做了什么呢?建立组织。所以,你把它们两个合在一起,就得到了一个“她,”教会。肯定的。《启示录》17章说,“坐在众水之上的大淫妇。”女人,妓女。她是什么,或者说她怎么会是妓女?她犯了淫乱,属灵的淫乱,向会众缪解神的道,说,“要远离那种狂热。”这才是真狂热。没错。
42

呐,你看,她自称是女先知,“我们是一体的。我们是议会。我们是老底嘉议会,是多人的议会;我们已经决定了这事,这个那个。所以,你得听从我们。”

那个小神甫来到这里与我会面,谈论有关伊莉沙白·弗雷泽尔,或那个姑娘弗雷泽尔的事。他说:“红衣主教或主教想知道,是不是你给这位姑娘弗雷泽尔施洗的?她现在成了天主教徒。”
我说:“是的,我知道这事。”
他说:“是你给她施洗的吗?”
我说:“是的,先生。”
他说:“你怎么给她施洗?”
我说:“照基督徒的洗礼方式。”
他说:“那么,你是指什么?”
我说:“基督徒的洗礼方式,就是圣经所说的方式。只有一种施洗方式是基督徒的洗礼方式。圣经中每个人都是奉耶稣基督的名浸在水里受洗的。”
43

他记下来,开始这样记下来。他说:“你知道,过去天主教会也是那么做的。”

我问:“什么时候?”我说:“这里有从伦敦和别处找来的所有古代历史。”所以我查考了,因为这时刻快要临到,事情快要发生。瞧?我说:“我想知道在哪里。”
他说:“哦,”他说:“在圣经里。”
我说:“你是说…”
他说:“耶稣组织了天主教会。”
我说:“这样,彼得是第一任教皇吗?”
他说:“绝对是的。”
我说:“我还以为,教会是绝无错谬的,不会更改;因为所有弥撒都是用拉丁文说的,所以不会更改。”
他说:“这是真的。”
我说:“那么,你们后来肯定做了一些更改。”我说:“如果这圣经是天主教徒的书,那么我就是一个老式的天主教徒了。”瞧?没错。我说:“那么,我就是一个老式的天主教徒了。”我又说:“肯定做了更改。”
44

他说:“可是,呐,你瞧?圣经只是天主教会的历史。”他说:“神在他的教会里。”

我说:“神在他的道里。”没错。
“我的话是真实的,人的话都是虚谎的。”[罗3:4]在这本《启示录》中,让我再重复一遍,它是耶稣亲自盖上印的唯一一本书。他首先做的就是启示他的神性,他也完全启示了。他说:“若有人从经上删去什么或加添什么,就要从生命册上删去他的分。念这书和听的人都是有福的。在这经上加添或删去什么的人,愿他被咒诅。”[启22:18-19;1:3]就是这样。所以你明白这危险。决不要在上面加添什么;它怎么写的就是怎么样,只要继续往前走。
45

圣灵会向你启示的,只要你单单谦卑。你瞧?没错。呐,所以这并不复杂。耶稣感谢父,就说:“父啊,我感谢你,因为你将这些事向拉比、主教、红衣主教、总监督就藏起来,向愿意学的婴孩就显出来。”[太11:25]看,这就是你要做的;神的启示只能照着主在那里所说的而临到,“人说我人子是谁?”

彼得说:“你是基督,是永生神的儿子。”
他说:“西门,你从未在神学院学到这个。(瞧?)不是人告诉你这个的。它是从天上来的启示。我要把我的教会建造在这磐石上,阴间的门不能胜过他。”[太16:13-18]
亚伯在起初所得到的启示也完全是这样。在那时,它是启示;现在仍然是启示;一直都是启示。没错。
46

呐,在这里我们发现,她现在是个女人。女人代表教会。对不对?基督是为了什么而来?为了新妇、女人、贞洁的童女。这里的这个老妇人,自称是神的教会,但她却是这样:她以财富、珍珠等物为妆饰,拿着杯子,盛满了她淫乱的污秽,使地上所有的君王喝醉了她淫乱的酒[启17:2-4]。对不对?

呐,在这里我们发现,她叫耶洗别。耶洗别行了恶事;一旦她控制住以色列人后,就处死他们,无恶不作,为自己建造祭坛。对不对?这完全跟天主教会所行的一样。绝对没错。
47

现在,让我们再接着读。这点会使你受阻,有时候你受了阻,就会多吃一点。

20…自称是先知…(呐,如果她说:’我是道的唯一解释者’)…教导我的仆人,引诱他们行奸淫,吃祭偶像之物。
那位弟兄问我古蛇的事,问到伊甸园中吃果子的事,你明白它是什么,不是吗?因为主在这里说“吃,”它指什么?属灵上的。你明白吗?
21我曾给她悔改的机会,她却不肯悔改她的淫行。
22看哪,我要叫她病卧在床。(哪一种床?世俗的床。这的确是她所要看到的)那些与她行淫的人,若不悔改所行的,我也要叫他们同受大患难。(那些人要进入大灾难)
23我又要杀死她的儿女,…
48

哇啊!她的什么?这老姑娘有一些儿女。呐,《启示录》17章…… 多少人昨晚在这?我想你们都在。好的。《启示录》17章说,这个老淫妇天主教会,被称作淫妇,她是众妓女的母。不可能是男孩;她们都是教会。

呐,路德派教会从哪儿来的?所有这些教会从哪儿来的?每个组织从哪儿来的?老底嘉是从哪儿开始的?尼哥拉一党人最终建立了那个教会,它又是完全一样的东西。弟兄,你阻止不了。老以利亚在他的时代大声反对这些事。约翰在他的时代也大声反对它。是的,先生。“你们不要自己心里说,’我们有亚伯拉罕为我们的祖宗,’我告诉你们,神能从这些石头中给亚伯拉罕兴起子孙来。”[太3:9]瞧?怎么也阻止不了。
49

呐,她有孩子。耶洗别真的有孩子吗?是的,先生。你听。

23我又要杀死她的儿女,…
什么?天主教会,她的儿女是新教的各种宗派。看,绝对是的,因为她们也做同样的事:用畸形的洗礼、不合圣经的洗礼受洗归入她里面;用握手代替圣灵;用父、子、圣灵代替耶稣基督。所做的都与圣经相违背,还在做。而她们也进到她里面。
50

她的女儿叫做亚她利雅[王下8:26]。她,耶洗别让亚她利雅嫁给犹大王的儿子约兰,不久,巴力的祭坛就立在了耶路撒冷[王下8:18]。呐,你不用去看这方面的历史书,这是圣经。瞧?她女儿亚她利雅嫁给了约沙法的儿子,就是约兰。她女儿跟她做了同样的事。

哦。你难道看不见吗?弟兄,你看这些组织是怎么做的?他们通过路德等人又回去了,绝对是这样,把自己组织起来,而不让圣灵带领。五旬节教派也做了完全一样的事。他们就是不能让圣灵往前走,照圣灵的样式前进。每个光来到时,就用道来察验,然后继续前进。他们不能让圣灵来引导;他们必须建立组织,把随之而来的其它东西都铲除掉;又径直跑回去了,再次嫁给了组织。绝对没错。当我们讲到那个时代,你好好留心在路上等候你的是什么。瞧?又嫁给了它。耶稣在这里说:“她,这耶洗别,自称是女先知,我要叫她病卧在世俗的床上,又用什么?用死亡杀死她的儿女。”
51

是什么?她的儿女要被什么样的死亡杀死呢?你看,她们现在已经死了,属灵的死亡。他们没有启示;他们晓得自己的组织;晓得他们的教理问答;晓得他们教会的教义;但一说到对神的认识,有些人对神的认识,还不如霍屯督人对埃及骑士的认识。没错。一说到真正对圣灵的认识,就不知所云了;还想要称那辨别诸灵、赶鬼,行各种神迹的神的灵是算命的、是魔鬼。“瞧,他不属于我们的组织。那群人,哦,卟噜…”[原注:伯兰罕弟兄在演示。]看,他们就是不知道。然后,给他们插上标签,说是惟有耶稣派的,是某种圣滚轮,或某种类似的东西。就是不明白。

52

时候就要到了,这些事情都要被揭露。绝对没错。神一定会做的,就像我现在站在讲台后面一样真实;因为他一定会把他的儿女拉出来,就像我现在站在这儿一样真实。天上的神知道的。你们既相信我是主的一位先知,是主的仆人,你们就当听我。她已经近了。是的,先生。

53

她的儿女要被属灵的死亡所击杀。你看她们:冷淡、形式化。你看这个,看看我们的…… 我们根本不要去提什么浸信会、长老会;我们知道它们早已死了很多年。

当时,路德传讲因信称义,带来了复兴,要是他能够…… 要是他复兴下去,这伟大的五旬节运动就该发生在路德派教会了。当卫斯理跟从这光时,成圣的光就来到。看,路德的信徒无法跟随那光。是的,先生。他们已经成了路德派了。
54

于是,卫斯理来了。卫斯理死后,又怎么样呢?他们组织起来,搞出循道卫理会,始初卫理会。哦,什么样的卫理公会都有。瞧?他们曾经有一场大复兴,但是一旦陷入组织后…… 后来五旬节运动出现了说方言,恢复各种恩赐,他们怎么样呢?他们走不动了,称那些人是魔鬼。

现在,五旬节派又怎么样呢?他们做了同样的事。他们在哪儿?完完全全地死了。是的,先生。绝对是的。“我又要叫她的儿女卧在死亡的床上,杀死她们。”让我读一下,这样你们就会明白,我相信是22节。
22我要叫她病卧在床。那些与她行淫的人,…我也要叫他们同受大患难。(就是大灾难)
55

他们要遭遇这些事。呐,记住,让我在这里停一下,那些在那里要同受大患难的人,就是睡着的童女,她们灯里没有油;虽然她们属于某个组织,也是好人,去教会,等等;但当她们来买油时,已经太迟了[太25:1-6]。看,要叫她们同受大患难,她会进去的;天主教会,还有她的所有儿女也会跟她同受大患难的。

22…若不悔改所行的,…
呐,这不是指组织里的人,而是教会本身,她的儿女就是组织,而不是组织里的人,不是那些可怜的天主教徒、浸信会、长老会、五旬节派的教徒。我为他们感到伤心。只会说,“瞧,我是…”
“你是基督徒吗?”
“嗯,我是长老会的。”哦。
这样说,就跟你说配有女式马鞍的猪是匹赛马一样不相干。所以,你这样说怎么会跟基督徒有关系呢?瞧,一点也没有关系。我不是在说笑话,这不是说笑话的地方,这是传福音的地方。瞧?我是想给你们说明白。看,没错。瞧,他们这样说跟基督徒一点也没有关系。
“我是五旬节派信徒。”
这跟基督徒也没有一点关系。你可以属于很多组织,数都数不清,但你是一个重生的神的儿女吗?真是吗?你尽心尽性爱每个人吗?你爱神吗?你每天都…… 人怎么待你,你都不在意吗?还是你暴跳起来,像把圆锯,说:“哼!”如果你曾经拥有圣灵,这就表明他离开你了。
56

注意。

22…若不悔改所行的,…
23我又要杀死她的儿女,…(她的儿女,耶洗别的儿女)
呐,耶洗别干了什么?把她的女儿嫁给那边的犹大族,嫁进了犹大国。呐,注意,怎么应用在属灵上。也许我可以把它画出来。看这里,现在注意看这里。
这里是耶洗别和以色列国。这里是犹大国,这里有不同的预表,另一种预表;这里是约沙法。好的。呐,这里是亚哈;呐,耶洗别也在这里。呐,她来到这里,导致所有的以色列人拜偶像。
这正是过去那个时代天主教会所做的;当时,康斯坦丁使冷淡形式化的尼哥拉一党人与教会联合,又与异教联合,搞出了一种异教式的基督教。天主教徒啊,我不想伤你们的感情,但我要在神面前负责。整个天主教会就是这样,是一种异教形式的基督教:迷信、拜偶像,等等(绝对没错!),纯粹是异教式的。呐,这是真的。如果我这会儿死了,这仍旧是真理。新教的做法也是一样,只是类别不同。
57

呐,注意看耶洗别做了什么。那你看,她完全把自己给了魔鬼,她带她的女儿……她在这里生了一个女儿,这个女儿去到这位了不起的圣人这里,嫁给了他儿子,就从约沙法这里带出了同样的东西,带到这个国家来。

呐,真正的尼哥拉一党人,这尼哥拉一党人,冷淡、形式化,他们要那个组织,就在这里嫁入了组织。现在,注意同样这件事。他们把耶洗别(即天主教会)带到这里,她又把她的女儿(即她的组织) 带到这里,让她们嫁入这里,对她们行了同样的事。“用死亡杀了她的儿女。”用属灵的死亡。他们自己组织起来,进到死亡中;接着,你知道,圣灵全都离开了。
58

告诉我吧!这里的哪位历史学家,让我问你一件事;我知道这里坐着五、六位。请你上来给我指出一节经文或一段历史,有哪一个教会回到了组织中,堕落了,又起来,且带来复兴的?告诉我!他们组织起来时,在他们组织以后,曾有过复兴吗?没有,先生。圣灵离开了他们。包括五旬节派在内。

当时,五旬节的祝福降临下来,你们老一辈的人都说方言,那些五旬节的大祝福等都降临下来。过不久,你们就有了所谓的总会。机构没问题,但组织就不行。接着,你知道,你坚持不住了,不得不返回去,成为撒但的孩子,把自己组织起来。
59

后来另一道光出现,提到了耶稣基督的名。但是他们变得傲慢,说:“赞美神,如果你不用耶稣的名,你就会下地狱。我们得到了,你还没有得到。”他们在做什么?由此建立一个组织,刚一上路就死在那里了。瞧?他们没有让光继续照亮整个教会,这光会自动照亮教会。相反,你把自己组织起来。这是什么?这是耶洗别的孩子。她们一起都死了。

呐,我要问你们一件事。神召会、一体论,或其它任何组织有没有在一场联合大复兴中兴起来过?根本没有。而刚刚过去的最后这场复兴,就是1933年圣灵降临在河上(你们现在坐在这儿的许多人都知道),这场伟大的医治聚会注定后来要发生,要席卷世界,但是,它决不会从任何不同的组织中兴起来。神在组织的领域外行走,几乎是从非信徒中兴起一人,开始那场复兴。你看到发生的这一切。瞧?
各种组织,当他们一组织起来,就死了。主说:“我又要杀死她的儿女。”哦。我知道你们…… 请不要讨厌我,如果我知道这点,没有说出来,就是个下流的伪君子,神会要我负这个责任。但我要像保罗,神的旨意没有一样避讳不讲的[徒20:27]。没错。是的。好的。
60

呐,他们在耶路撒冷建造了祭坛。呐,我要看看,当时,耶洗别嫁给亚哈,就给以色列人带来偶像,让他们跪拜。尼哥拉一党人的教训也是这样,嫁给了异教;取下丘比特,换上彼得;取下维纳斯,换上马利亚。所以圣经说:“她导致所有以色列人犯罪。”

天主教会也是这样,导致所有的女儿嫁给组织,就像耶洗别对她女儿所做的,这整件事都是罪。是的。这么做以后,就设立了等级制度,教皇博尼费斯,博尼费斯三世即了位,他们有一个神坐在宝座上,在教会中也不再用到圣灵的洗。没错。他们有了自己的信条和形式,一直下去。
61

当组织接受了同样这些教条后,它们就把教会里圣灵的自由扑灭了:就如浸信会、长老会、卫理公会等。肯定是这样的。渐渐地,我们看到他们枯萎、死亡,就像耶稣所说的那葡萄枝[约15:6]。呐,圣灵所行的各种神迹奇事都被说成是过去时代发生的。她们也变得富足,像她一样。她导致了整个世界犯罪,因为她和她女儿一同都去到了每个国家。没错。

呐,注意,主在别的教会时代呼召她。注意,主在呼召她来。注意,在这末日主为我们代求,因选民的缘故,带出他余剩的民,只有少数人。若不这样,凡有血气的,总没有一个得救的[太24:22]。
62

在《启示录》13:6写道,你们想翻到这里看一下吗?主说,“这妇人使众人受了一个印记(是这兽干的),使众人(无论大小贫富,无论是谁)都受一个印记,即兽的印记。”就是罗马天主教会[启13:16]。

他们也作了一个像。在《启示录》13:14,他们给兽作了一个像。我想,你们都读过这些。要是没读过,那么,我们就翻开来读。《启示录》13:14。
14它因赐给它权柄在兽面前能行奇事,(是指教会联合会)…在兽面前能行奇事,就迷惑住在地上的人,说:“要作个像,给那受刀伤(异教体系)还活着的兽(通过教皇,异教罗马变成了教皇的罗马。瞧?)。”
63

给她作个像,这像是什么?就是他们此时在做的,绝对没错,全都涌入了这个教会联合会中:所有教会都属于这个组织,所有都进入一个群体。现在,他们正在编一本圣经。教皇约翰邀请众教会都回去。坎特伯雷大主教,所有人都来了。接着,你知道,所有东西都回到淫母那里去,因为她们一开始就是妓女。瞧?看到吗?他们说:“我们都要联合起来,为着一件大事,就是对抗共产主义。”却不知道是神兴起的共产主义,(我可以用圣经证明这点)神甚至让他们有这种想法,为得是要为圣徒报仇,因为天主教会在地上流了他们的血。神安排了共产主义,就像他安排了尼布甲尼撒,用他来管教以色列人。神兴起共产主义,有一天,她要把罗马炸得粉碎,从地图上涂抹它。绝对没错。神如此说。没错。

我反对共产主义,它是敌对神的。肯定是。但你不要太过注意那个铁幕,而要小心那个紫幕。读一下福克斯的《血证士》,你就会明白这是对的。
64

呐,让我们看看讲到哪儿了?现在你看到,她使众人,无论贫富,都受了一个印记;但有一类人是她不能碰的。你知道吗?在《启示录》13:8。注意听,让我读一下。

1我就站在海边的沙上,又看见一个兽从海中上来,有十角七头,在十角上戴着十个冠冕,七头上有亵渎的名号。(就是那七座山;昨晚我们谈过了,你知道)
2我所看见的兽,形状像豹,脚像熊的脚,口像狮子的口。那龙(就是站在妇人面前、要吞吃她孩子的红龙,就是罗马,我们都知道)将自己的能力、座位和大权柄都给了它。
3我看见兽的七头中,有一个似乎受了死伤,(异教体系,瞧?)那死伤却医好了。(教皇取代了它;与基督教、与尼哥拉一党人联合。)全地的人都希奇跟从那兽。[启 13:1-3]
天主教体系横扫了天下各国。没错。正如但以理说的,那铁渗入到泥中,等等[但2:41-43]。
65

我给你们讲一些有关铁和泥的事。你注意到吗?我跟你们讲过吗?在最近这里举行的大会上,赫鲁晓夫[译者注:前苏联国家主席.]脱下鞋子来敲桌子。有五个东方国家和五个西方国家聚在那里。赫鲁晓夫代表东方国家,艾森豪威尔[译者注:美国前总统.]代表西方国家;这两位主要的领袖,这两个大脚趾头。在俄语中,赫鲁晓夫的意思是泥土,在英语中,艾森豪威尔的意思是铁。我们已处在末期了。

4又拜那龙,因为它将自己的权柄给了兽,(这是我们这个帐棚下一个要讲的信息,你知道)也拜兽,说:“谁能比这兽,谁能与他交战呢?”
换句话说,看这里。艾森豪威尔在美国有大名声,但在罗马他什么也不是;在俄国他什么也不是。赫鲁晓夫在俄国是大人物,但在美国他什么也不是。但有一个人,在哪里都是大人物,那就是教皇。没错。“让我们都组织起来,都聚在一起。”
66

5又赐给它说夸大亵渎话的口,又有权柄赐给它,可以任意而行四十二个月。

6兽就开口向神说亵渎的话,(‘把人的吩咐当作道理教导人;任意妄为、自高自大、爱宴乐、有敬虔的外貌,却否认神的大能。'[提后 3:4-5])亵渎神的名(用父、子、圣灵取代主耶稣基督,瞧?)并他的帐幕,以及那些住在天上的。
7又任凭它与圣徒争战,(于是,逼迫兴起来)并且得胜。也把权柄赐给它,制伏各族、各民、各方、各国。凡住在地上、名字从创世以来没有记在被杀之羔羊生命册上的人,都要拜它。(哦,哦)
“从创世以来,”我们的名字,如果它们在册上,那时候就已经记在上面了。耶稣说:“若不是我父吸引人,就没有能到我这里来的。凡父所赐给我的人,必到我这里来。我的羊听我的声音(这就是食物。瞧?),羊不跟着生人。”[约6:44,37;10:4]
可是,人说:“瞧,我只要加入教会,我跟你一样好。”这不是羊的食物。
羊的食物是这个,“与基督一同坐在天上。”[弗2:6]哦,他太美妙了!不是吗?是的。
67

呐,让我们快一点结束,因为现在已经超时了。是的。“至于你们,”让我们来看,我翻到了23节。

23“我又要杀死她的儿女,叫众教会知道,我是那察看人肺腑心肠的,并要照你们的行为报应你们各人。
24至于你们推雅推喇其余的人,就是一切不从那教训(哪一种教训?组织的,主教的,大主教和教皇的。瞧?)…“
“不从那教训、…”呐,昨晚我们在圣经里看到,以色列人经过摩押时,他们还不是一个国家。他们住在地上,是一群自由的民。对不对?这是一个预表,预表那些到处流浪、住在帐棚里的人等等。五旬节那群人也是这样,真正五旬节的人,他们从这地流浪到那地。瞧?是的。
68

24…就是一切不从那教训(但他们组织起来,从中建立一个大组织)不从那教训、不晓得他们素常所说撒但深奥之理的人,…

呐,记住,我们知道撒但的座位在哪里。昨晚我们把它一直追溯到起初。它起初的座位在哪里呢?在巴比伦。而巴比伦的僧侣阶级,她的王兼祭司被迦勒底人打败,被赶出去,就来到别迦摩,设立他的座位。将他的座位从示拿地迁到了别迦摩。昨晚我们看过了这段历史。现在,他开始在那里建立天主教会,她还是其淫母巴比伦。是的。
“撒但的座位,他们素常所说撒但的座位,”
24“…我告诉你们,我不将别的担子放在你们身上。”
“没有别的担子,只是你们已有的担子。”在那里的极少数人,瞧?他们在黑暗时代全都被挤出去了。呐,他们经历了将近一千五百年。
25但你们已经有的,总要持守,直等到我来。(换句话说,“你们心里仍然有五旬节的祝福。要持守它,直等到我来给你安慰,因为下一个时代就要到了。”)
26那得胜又遵守我命令到底的,我要赐给他权柄制伏列国。
27他必用铁杖辖管他们,将他们如同窑户的瓦器打得粉碎,像我从我父领受的权柄一样。
69

你看,那个教会,当黑暗时代的那个教会起来站在审判台前谴责过去那帮异教徒时,将会怎么样?那些人将被践踏。我告诉你,那双铜脚将在那里把他们践踏。圣经说:“他必将他们打得粉碎。”

28我又要把晨星赐给他。(你知道这是什么,是吗?基督就是晨星。是的)
29圣灵向众教会所说的话,凡有耳的,就应当听。“
70

哦。你们不高兴吗?有一点迟了。我还有一些要讲;明天晚上,我可能会选这点来讲,是有关二千年来的这件事。

他是谷中百合花,是明亮的晨星,
超乎万人夺我心坎主无双;
他是谷中百合花,我心单独爱他;
洗我洁净,使我完全再无暇。
忧虑他是我安慰,患难有他抵挡,
一切重担都担在他肩上。哈利路亚!
他是谷中百合花,是明亮的晨星,
超乎万人夺我心坎主无双;
你爱他吗?哦,我真…
我爱他,我…(呐,现在让我们敬拜他,这严厉的道和信息讲完了)
因为他先爱我,
为我付出救恩赎价,
在各各他。
71

他真美妙!我爱他。呐,当然,我漏掉没讲的内容,会写在书里;因为一个晚上我们不可能都讲完整个教会时代。今晚我有点压低声音,因为我有些沙哑。哦,他真美妙!

心里火热侍奉主的人到处都有,
带着五旬节降临的火,已被清洗洁净,
哦,我心里燃烧起这火,哦,荣耀归主名。
我真快乐我能说,我是他们中一个。
他们中一个,他们中一个。
我真快乐我能说,我是他们一伙的。(哈利路亚)
他们中的一个,他们中的一个,
我真快乐我能说,我是他们中一个。(你们快乐吗?)
72

我记得,一天晚上我从查塔努加回来,飞机停在田纳西州的孟菲斯城。他们安排我住进那家豪华的大酒店,打电话来,说:“飞机明天早上七点钟起飞。”

我正拿着一些信要塞进邮筒里,回来时顺便给一些朋友回了信。走在路上,圣灵说:“继续走。”我就继续走,一直走进黑人区。
我站在那里,心想:“哦,你看,飞机起飞的时间到了。”
圣灵又说:“继续走。”就像前几天他在树林里告诉我的一样,你知道。“一直往前走。”于是我就一直走。
我碰巧朝底下那边看,那边有一间破房子,穷苦的黑人就住在下面。一位典型的黑人老大婶,头上用小男孩的衬衫扎着,这样斜靠着。
我边走边唱歌。
他们一伙的,他们一伙的,
我真快乐我能说我是他们一伙的,(哦,哈利路亚。)(主,你要我做什么?)
他们一伙的,他们一伙的,(你相信被圣灵带领吗?是的)
我真快乐我能说我是他们一伙的。
73

这大约是十四年前的事了。她从篱笆看过来。哦,我离她大约有半个街区那么远,我看到这个黑人老太太正注视着我,你知道。我继续走,停住不唱了,继续往下走。我走近她时,看见大粒的泪珠从她宽大的脸颊上流下来,她看着我,说:“早上好,牧师。”

我说:“你好,大婶。”她说…… 我转过身,她大笑,脸上布满了笑容。我说:“你怎么知道我是牧师?”在南方,你知道,人叫传道人是牧师。我说:“你怎么知道我是牧师?”
她说:“我知道你要来。”
我说:“你怎么知道呢?你认识我吗?”
她说:“不,先生。”她说:“我知道你要来。你听过书念妇人的故事吗?”
我说:“听过,大婶。”
74

她说:“是这样的,”她说:“我就像那样的妇人。”她说:“主赐给我一个孩子,我告诉主我会把孩子养大。我是个穷女人,我靠给白人洗衣服、作工谋生。”她说:“主告诉我,他必给我孩子;我告诉主,我会把孩子养大。我尽了一切来养育孩子。”她说:“但是,牧师,他结交了坏伙伴,就得了病,我们一点也不知道,直到他到了晚期才知道。现在他躺在床上,快死了。他昏迷不醒已经有两天了。医生过来,说,病菌已经吞噬了他的心脏等,跑进他的血管里,极其严重,毁坏了他的身体,所以给他什么药物都帮不了他。”又说:“他快死了。看到他像罪人那样死去,我真受不了。我祷告了又祷告,我整夜在祷告。他仍昏迷不醒,毫无知觉。他已经两天没有知觉了。”

75

她说:“我祷告说:’主啊,你赐给我那个孩子,就像你为书念妇人所做的。你的以利沙在哪里呢?在哪里呢?哦,能帮助我的人在哪里呢?”

她说:“我跪着,就睡着了。”她说:“我做了梦,主对我说:’出去,站在大门口。有一个人会沿着街道走过来,他戴着一顶茶色帽,穿着一件暗色西服。’主说:’他会对你说话。’”
她说:“天亮前我就一直站在这里。”她后背因露水而湿了。她说:“我看到你走过来,戴着那顶茶色帽,”她说:“但是,你应该是提着一个小提包。”
我说:“我放在宾馆里了。”瞧?我说:“是你孩子病了吗?”
她说:“他快死了。”
我说:“我叫伯兰罕。”我说:“你知道我吗?”
她说:“不,先生。伯兰罕牧师,我从未听过你。”
我说:“我是为病人祷告的。”她对这个不感兴趣。她只是不想让她的孩子像罪人那样死去。
76

我走进去;房子有一扇旧门,上面挂着一个像犁头的东西,让门能关上(也许你们很多北方人都不知道这东西),能把门关紧。我走进屋里,里面有两间又旧又小的房间(看起来就像我们所说的那种“盒式屋子”),我坐在那里,这边有个房间,是客厅、卧室混合的,厨房在后面。我走进去。屋里用石灰水刷得白白的,还不错,墙上和隔板上的灰有些脱落。所以,不,我相信她在屋顶上放了焦油纸;我记得,看见屋顶上挂着像露珠一样的大泡泡。

77

然后,我走进去,看见门上横挂着一个牌子,写着:“神祝福我们的家。”就在角落里,放着一张旧铁架床,另一张在这边。床上躺着一个大块头的小伙子(地上没铺地毯),块头很大,魁梧英俊的小伙子,躺在那里。我猜,他体重有一百七、八十磅,体高将近六英尺。手里抓着毯子,不停地叫:“嗯,嗯。”

她说:“妈妈的小宝贝。”
我心想:“妈妈的小宝贝。”虽然他得了性病、梅毒,快要死了。
她亲了一下他的前额,像这样拍拍他,说:“妈妈的小宝贝。”
78

哦,我的心在膨胀。我想:“是的,不管你陷在罪里多深,你仍然是她的小宝贝。”后来我又想:“看,不管他有多坏,他仍然是妈妈的小宝贝。”我又想:“神说:’妇人可能忘记她吃奶的婴孩,但我却不忘记你,因为我将你的名刻在我的掌上。’”[赛49:15]瞧?怎么可能忘记呢?

我看着那个可怜的老圣徒在屋里走来走去。弟兄,你可以说她屋里什么也没有,但她家里有一样东西,也是印第安那州和其它地方每个家都当有的,那就是神。我宁愿有那样的房子,胜于一栋豪华的大宅,墙上却挂着女人的照片,还有各种庸俗、污秽的东西。宁愿有一本打开放在那里,纸页翻旧起了皱的旧圣经。
我看着她。她说:“亲爱的,牧师来为你祷告了。”
他一直在叫:“嗯,嗯,太黑了。嗯。”
我说:“他在说什么?”
79

她说:“他也不知道。医生说他神志不清。他以为他在海上的什么地方,正在划船,迷失了方向。”她说:“牧师,我真受不了这点,就是知道我的孩子死了,又失丧了。”她说:“我知道你是来帮助我的,因为主这样告诉我。”

我说:“我要为他祷告。”我说:“主可能会医治他。”
她对这个不感兴趣;她只希望他能起来说他得救了。这就够了,只要他能得救就行了。不管怎样,终有一天他要走的,所以,只要能得救就行了。哦,巴不得我们也有那样的态度。她知道,在那边永恒的家里,她会再次跟他生活在一起。
她说:“巴不得我能听到他说他得救了。”
我说:“让我们低下头。”她便跪下去。我抓住男孩的脚,他的脚又硬又冷。我无法把被子拉过来盖住脚,她给他盖的是一块薄毯子,只能盖到他的腿上,你知道。
80

于是,他把毯子又这样拉回去,他以为自己裹在毯子里。他抓住毯子,以为自己是在划桨。他不停地说:“太黑了。嗯,嗯。太黑了。”于是,妇人想跟他说话,但他不停地说:“又黑又冷。”一直拉毯子。

然后,我看了一下妇人,她跪在那里,我说:“大婶,请你带我们祷告,好吗?”
她说:“好的,先生。”
在屋子里,只有她、我、男孩和圣灵,就这些。那位老圣徒在祷告。瞧。当她跟主说话时,你就知道,她以前跟主说过话。是的,先生。她知道她在跟谁说话。她说:“主啊,我不知道你要做什么。”她说:“但凡事都照着你所说的方式发生。”
81

哦。瞧。哦,我太高兴了。我太高兴了,他仍然是跟过去那些老圣徒同在的同一位耶稣。他今天仍然是同一位耶稣。

我从未问她信仰什么,是不是浸信会、五旬节派或别的什么。那不关我的事。我只是跟随圣灵,她也是这样。我们想看圣灵要做什么。
于是,我们跪下来,她开始祷告。当她祷告完了,就站起来,亲了一下孩子的头,说:“神啊,祝福我的小宝贝。”
然后她说:“呐,牧师,你要祷告吗?”
我说:“好的,大妈。”那时,已经是八点半左右了,可能是八点三刻了,我离旅馆有两英里路,而飞机是七点起飞;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我才能离开。
82

于是,我把手按在他脚上,我说:“天父,我不明白这事。但你…… 刚才我本该在一个半小时前赶飞机的。但你一直说:’走,’这是我唯一知道去做的事。而她说,她看见我来了。如果这是出于你,那么,主,我不知道要做什么,只能按手在这个男孩身上。”

他说:“哦,妈妈。现在这里亮起来了。”五分钟之后,他就起来,坐在床边,用手搂着他妈妈。
我悄悄走出去,跑上街,拦了一辆出租车,跑到旅馆拿手提箱;心想,我去了机场,也只能等,说不定要等一两天。你知道,在那个年代,二战以后,要坐上飞机是很困难,所以,我想:“我得等上几天了。”
我坐上出租车,赶到机场。我一到达机场,广播就说:“开往肯塔基州路易斯维尔的196号班机就要起飞了。”神为我把那架飞机按在地上。哦,我相信这点。
83

大约两年后,我坐火车,要去亚利桑那州,到夏利特弟兄那里参加一场聚会。我要带摩尔弟兄等人一起去。当我在路上时,我要停在孟菲斯城。火车拉进站里,你们都知道,火车这样往西拉进去,然后倒着出来,经过转车台掉一个头。

火车上卖的三明治,他们要卖六毛钱一块。但你知道,在外头什么地方,我能买到一毛或一毛五一块的三明治。所以,我就等火车停下来,再去买一些三明治。我打算买它半袋满满的汉堡包,这样去那里就像是在过节了。于是,我跳下车,飞快地跑到那里,找到一个买汉堡包的柜台;到四处看看;火车在那里大约停留三十分钟。
84

于是,我走过去买一些汉堡包,我听到有人在喊:“嗨,你好,牧师。”我四处看,一个戴红帽的人站在那儿,眨着眼睛,你知道,他说:“不认得我啦?”

“孩子,我想我不认得你。”
他走过来,说:“好好看看我。”
我说:“好的,”我说:“我想我不认得你。”
他说:“我认得你。你是伯兰罕牧师。”
我说:“是的,没错。”我说:“你参加过我的聚会?”
他说:“没有,先生。”他说:“你记得那天早上你来到我家,我妈妈是…”
“哦,”我说:“你不会是他吧?”
他说:“是,我就是。是的,我就是。”他说:“牧师,我得医治了,健康、身体好。不但如此,我现在已经是基督徒了。赞美主。”他说。哦。
门徒聚集在楼房,奉主名祈祷。
领受圣灵的洗,服侍能力来到。
那日主为他们所行,
今日也要为你行。(你们不快乐吗?)
我真快乐我能说我是他们中一个
他们中一个,他们中一个,
我真快乐我能说我是他们中一个。(哈利路亚!)
他们一伙的,他们一伙的,
我真快乐我能说我是他们一伙的。
85

他们没有受过高深的教育,等等。

门徒从未自称,或吹嘘属世名望,
奉耶稣名受洗都受了五旬节圣灵;
他们要告诉各处的人,主的能力仍一样,
我真快乐我能说我是他们一伙的。
他们一伙的,他们一伙的,
我真快乐我能说我是他们一伙的。(哈利路亚!)
他们一伙的,他们一伙的,
我真快乐我能说我是他们一伙的。
来吧,弟兄,寻求这福分,
它洗你心中罪。
喜乐铃声响,你魂就要如火挑旺。
在我心里燃烧,哦,荣耀归主名。
我真快乐我…(现在,跟你前面、后面、周围的人握手)
哦,他们一伙的,他们一伙的,
我真快乐我能说我是他们一伙的。(哈利路亚!)
他们一伙的,他们一伙的,
我真快乐我能说我是他们一伙的。
他们一伙的,他们一伙的,(神祝福你们)他们一伙的,
我真快乐我能说我是他们一伙的。
他们一伙的,他们一伙的,
我真快乐我能说我是他们一伙的。(哈利路亚!)
他们一伙的,他们一伙的,
我真快乐我能说我是他们一伙的。
86

什么是这个古老的信仰呢?它从这里开始,一路上都滴着耶稣基督的宝血。哦。哦,我为这福音多么快乐。哦,是的,先生。

这血在流淌,是,这血在流淌,
这圣灵福音的血正在流淌,
这是门徒为真理流淌(所有殉道者的)的血,
这圣灵福音的血一直流淌。
这是什么样的一个福音呢?是跟五旬节开始时一样的。瞧?
首先因圣灵意旨而死的人,
是施洗约翰,(你知道,他在母腹里就受了圣灵)如大丈夫死去。
跟着是主耶稣,受钉十字架,
他教导圣灵,救人脱离罪恶。
这血在流淌,是,这血在流淌,
这圣灵福音的血正在流淌,
这是门徒为真理流淌的血,
这圣灵福音的血一直流淌。
87

你不能组织它。呼!

接着又有彼得、保罗、圣约翰,
舍去性命使这福音能照耀;
像古时先知用自己血调和,
让神真实的道能诚实传扬。
这血在流淌,是,这血在流淌,
这圣灵福音的血正在流淌,
这是门徒为真理流淌的血,
这圣灵福音的血一直流淌。
祭坛下灵魂喊着:“还要多久?”
因主必惩罚那些作恶的人;
将有更多人流淌自己的血,
为这圣灵福音和鲜红之河。
这血在流淌,是,这血在流淌,
这圣灵福音的血正在流淌,
这是门徒为真理流淌的血,
这圣灵福音的血一直流淌。
88

呐,从五旬节时代起,五旬节的殉道者,下来到了以弗所教会,进入别迦摩、进入推雅推喇、进入撒狄、进入非拉铁非,一直下来进入老底嘉,现在,到了这里又会发生什么呢?正如圣经说的,一切都进来了,这头兽将在美国兴起。

你还记得1933年在这里讲过的异象吗?我正要…… 那时教堂还没有建。我还不知道什么叫异象,我称它是魂游象外。当时,我还是个年轻的浸信会传道人,我们是…
我一生中见过许多异象,我要请谁站起来说,它们哪一个落空了?没有,从来没有。不可能落空。瞧?不会的。
89

呐,当我开始主日学时,我魂游象外了。我们一小群人在这里的共济会老房子,在查理·库恩家里举行聚会。我看到这位罗斯福总统领着整个世界参加了二次大战,我预言了。我说:“有三种主义:纳粹主义、法西斯主义和共产主义出现。”我说,(这里有多少人还记得?)我说:“要注视共产主义;它将一直朝那里去。”我说:“埃塞俄比亚,墨索里尼将入侵埃塞俄比亚,但他会失败。”我又说:“最后我们将与德国交战,”但我说:“德国将用一大堆的混凝土来做筑防。”这是在马其诺防线建造前的十一年就说了。

90

我说:“接着,战争以后,我们最终赢得了战争。二战结束后,科学将发明许多了不起的东西。”我说:“在发明时,他们将制造出一种汽车,汽车外形将不断变得流线(你知道33年的汽车是啥样的,现在又是啥样的),”我说:“它们将变得像蛋形,看起来像鸡蛋。因为我看见在一条公路上,一条大的主干道上,一辆小车行驶在路上,车里没有任何方向盘。它是由某种动力控制的。”现在已经有了这种车。

我说:“在那个期间,呐,他们将允许妇女投票;让妇女去投票,最终将…”我说:“这个国家是女人的国家,它受了女人的印记。这预言,都是说到女人的;到处都是;也都说到十三这个数字,到处都是。”我又说:“这是个女人的国家;她在这里得到了自由。她将毁了它,她是世界的祸根。”
91

(罗伊,我收到你关于这事的信,说那个了不起的女人…“每件罪案…… 现在我们是用X光拍下来:在美国发生的每件罪案中,背后都有女人。”绝对没错。那是不道德的女人。你瞧?这些事)

呐,接着,我说:“到那个时候,在那个期间,妇女将被允许投票,她们将选举不该当选的人,(最近这次选举她们真的做到了。没错)从此,就有了据点。在那个期间,将有一个了不起的女人在美国兴起,她穿着华美(这里我加了插入语,或许是天主教会。瞧?),她将在美国接管统治大权,制服别人。她外表看起来很美丽,但内心却极其残忍。”
92

我说:“然后我再看,看见美国炸成了碎片,上面什么也没有了。”

后来,我预测说:“呐,这件事,这是主如此说。”
想想吧。那七个预言中的五个已经发生了。
教会要掌权,天主教会,然后末时就到了。
我又说:“我观看,好像只剩树桩在烧,岩石都炸开了,整个美国看上去光秃秃的,在我所站的地方,所能看到的,都像是那样。”
我说:“根据时间这样的推移,我预测:这事将在33年到77年间的某个时候发生。”必须经历千辛万苦才能越过这事。
我们正坐在一个火药桶上,朋友。一切都准备就绪了。
93

哦,但我们宝贵的天父应许过了,他应许过了。做基督的仆人不是很美妙吗?他所应许的一切事;想一想,我们有这分荣幸活在现在;他此时就与我们同在;他晓得每人心里的每个秘密;晓得你一切的事;那火焰穿过我们内心;晓得我们一切的事,并爱我们。

你不感到高兴吗?今晚你处在这一小群持守信心的人当中。因为这是他的嘱咐:“你们这小群,不要惧怕,因为你们的父乐意把国赐给你们。若不减少这工,凡有血气的,总没有一个得救的。”[路12:32;太24:22]看,我们就在末时了。
94

五旬节派信徒变得冷淡,不冷不热,从神的口里被吐出去[启3:16]。只有一小群人从那里出来,只有一小群;但那时将会听到:“看哪,新郎来了!”[太25:6]新郎来的时候,每一更的人,每一个更次…… 记住,总共有七更。我们现在处在最后一更。从过去到现在,每个童女都起来了。阿们!哦,那是什么?是同样的圣灵。

那时,教会就进去了,就如我们星期天晚上所讲的;约瑟与他兄弟以色列人相认;叫他妻子等人离开,打发他们回到宫里。然后,他独自与犹太人站在一起,说:“我是你们的兄弟约瑟。”[创45:1-5]
这点也记在圣经里,经上说,他们定了一个哀号的日子,各家独自都在哀号[亚12:10-14]。他们问:“你手臂上的伤痕是从哪里受呢?”
回答说:“在我亲友家中受的。”[亚13:6]
“连刺他的人也要看见他。”[启1:7]这位约瑟站在那里。
他说:“不要…”约瑟这样说:“不要自忧自恨,因为神这样做是为要保全生命。”保全什么?教会的生命,外邦人;“为他的名从外邦人中拣选一群人。”
95

哦,我们处在末日了,我的弟兄。我们到了。主的名是应当称颂的。让我们好像五旬节的弟兄姐妹,一起唱这首美妙的老歌。呐,你说:“哦,我是浸信会的。”但如果你得到了五旬节的祝福,你就是五旬节的。是的。是的。

福哉爱主圣徒,彼此以爱结连,
和睦相处同心合意,在地如同在天。
呐,听着,朋友们。如果在我们中间还有人,在他的人生旅程中,如果在什么地方还有一点苦毒进入你心里(听我说!),现在就把它从心里除去。除去那东西,决不要让任何东西…[原注:有人说方言和翻方言。]阿们![原注:又有人说方言和翻方言。]阿们!阿们!
96

主耶稣,我们为这些信息而感谢你。它挑旺了我们,主知道我们没有逃避,仍旧持守这信心。哦,神啊,我祈求圣灵继续留在教会里。父啊,让我们彼此更加亲近。保守我们与你同在。主,行走在我们中间,在我们生活的最后这个灯台中。做我们的光。主,在这个大的黑暗时代中,光照我们;因为我们晓得所说的灯台和星都是指在黑暗中。主啊,我们很高兴我们是光明之子,行在神的光中。我们不受地上的这些事所捆绑,我们是你的儿女。为这些事我们多么感谢你。

我们感谢你发出这些信息来证实你的道。父啊,愿你在我们中间永远得荣耀。
愿你使我们远离地上的一切苦毒。使我们成圣,叫我们的生命在你面前清洁、纯净、圣洁。主啊,愿耶稣基督的宝血为每个人成就这事。如果我们中间还有什么不对的事,请你把它除去。主,把它从我们中间除去。这是鉴察的时刻。这些聚会就是为了这目的,要鉴察我们的心。你说:“你眼目的火焰,鉴察人心,知道人的心思肺腑。”父啊,你当然知道。请对我们说话,告诉我们,叫我们为那到来的时刻作好准备。哦父啊,为此我们多么感谢你。靠着你的恩典,我们要竭尽全力去做。阿们!
97

哦,你们爱他吗?呐,如果我们中间有新来的,你知道,起初就是这样的。当耶稣在地上,他说过,有人问他关于结婚与离婚的事,他说:“起初并不是这样。”[太19:8]你必须回到起初。

那么,如果起初是五旬节的教会,而主是葡萄树,我们是枝子,每次葡萄树长出一个教会,就一定是五旬节的教会,五旬节的枝子:每次都跟起初是一样的。瞧?呐,你可以把其它葡萄藤嫁接在上面,它会结出它的果子。你可以拿一棵橙树,把柠檬嫁接在上面,它会靠橙树的生命结出柠檬。在它旁边嫁接一根西柚枝,它会结出西柚,因为都是柑橘类水果。
98

所以,这些组织,这些教派等等,都从那里长出来,称自己是基督徒,他们可以靠着基督徒的生命而活。绝对没错。但他们却结出宗派的果子(没错),因为他们是那样长出来的。但如果那棵葡萄树长出一根枝子,它就会接着写出一本《使徒行传》。绝对没错。因为这就是起初所发生的。所长出来的每根枝子都会结橙子,每根都会。圣经已经说了,它上面有十二根枝子。

哦,我很高兴能活在那根枝子下,你们呢?是的,先生。哦,太美妙了!
好的,记住,明天晚上要讲撒狄时代。路德派组织冒了出来,马丁·路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