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1207 别迦摩教会时代

1

好的。呐,在我看来,最好还是把它关掉。很好。

我们非常高兴今晚又在这里服事主。昨晚我真的感觉千禧年已经来了。现在我们拿到了一些问题,我相信这里有一些,我要把它放在口袋里。我猜是祷告的,要我为它祷告。我也会尽我所能的回答。
2

我说,请你告诉道格一下,那束光直照着我,能不能把它关掉,这样我就不会处在灯光下了。你知道,我不是一个爱用聚光灯的传道人。所以我想,不用它会更好一点。

是我叫你用的,道格。现在我后悔了,我后悔了。你瞧?哦,等一等。你要去那,调整一下吗?[原注:伯兰罕弟兄跟他弟弟道格说话。]哦,瞧,那就算了吧。是。那么,别管它了。哦,不。呐,别掉下来。呐,我更喜欢这样。有时候,我不喜欢光直接照在脸上,你知道。它照在这里,就能看得很清楚。我谢谢你,先生。他真费了力气。
3

你知道,这些教会时代,讲也讲不完。今天,我在查考这一个时,我对妻子说,我说:“哦,瞧。从这个里面,真够我拿出一些主题,讲它五十篇道。”瞧?它们真是多。根本没办法讲完,只能讲一些要点,也许写书的时候,我们再尽量多放一些东西进去。

4

弟兄,我没看到你坐在这里。你好吗,卫斯特弟兄?我刚刚听到一个好消息,多尔顿弟兄的最后一个家人也进来了,是一个男孩?是女孩。有十个,对吗?九个。你记得,我刚进入那个新事工,主告诉他,他的家人都要得救。我一直为他们祷告,我站在那里,还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圣灵就说:“我把你家人赐给你。”瞧?就是这样,每个都得救了。看到主是怎么做的吗?看,他的话是完美的;它们从不落空。瞧,我们现在不想从神的医治这方面讲,我们要尽量多从预言这方面讲。

5

呐,要是可能,今晚我就讲第三个教会时代,我们今晚要接着讲这个伟大教会时代的历史部分。你们喜欢听吗?呐,我充满着喜乐。我真的认为太美妙了:主耶稣大大地祝福我们,赐给我们这些东西;我们全心感激他,让我们事先知道将来要发生的事。他从起初就知道末了;所以,我们为此真的很高兴。我们也相信主必祝福我们。

6

你们注意到吗?昨晚聚会结束后,圣灵赐给我们三个信息,还有三个灵魂,刚刚好。当圣灵说话时,最后在翻方言中,他返回来重复说:“圣灵向众教会所说的,”或者,“圣灵向众教会说的话,凡有耳的,就应当听。”圣灵藉着教会里的恩赐而说话。哦,愿教会现在守住这份敬畏(瞧?),只要保持敬畏。要小心;撒但会过来,想方设法在最末了让你偏离。每次都要确定那是圣灵。如果是圣灵,他就会直接说到某件事,不断往前。目的是为了造就教会。瞧?如果你对这些事存着敬畏,那么,神就会加给你。看,会不断地多多加给你。

7

呐,有人一直打电话来问,今天有人打电话来问,医治聚会什么时候举行。呐,下个礼拜天晚上,这些聚会一结束,我离开几天,让喉咙歇一歇;接着那个礼拜天,主若愿意,接下来那个礼拜天早上我们就举行医治聚会。那是几号?我不知道那是几号,但应该是18号的那一周,礼拜天早上。是这样吗,内维尔弟兄?[原注:内维尔弟兄说:“是的,先生。”]18号的礼拜天早上为病人祷告。

说到我们这里的牧师,我没有多少机会谈起他,但我要你们大家都能见见我们的牧师。他的确是基督里的真正弟兄。我们很高兴有一位有卫理公会背景,在圣洁中成长起来的弟兄。我们这里大家都认识俄曼德·内维尔。没有人能指责他的生活。他不愿意我说这话,但我宁愿现在送他一朵小玫瑰花,胜过他去世后送给他一个大花圈。瞧?现在就是时候了。
8

有天晚上,我正走出教堂,有人说:“哦,伯兰罕弟兄,我真的很欣赏你的讲道。”

我说:“谢谢。”
那时,有人站在门口,(这是很多年前的事了,就在这帐棚里)是个传道人,他说:“哦,赞美神,我才不要人对我那样说呢。”他说:“我要把所有的荣耀归给神。”
我说:“哦,没错。”瞧?我说:“可是,我本人也喜欢。”我说:“我的确喜欢。”我说:“我必须真实。”
他说:“哦,我不喜欢人那样对我说,赞美神。”
我说:“你和我只有一点不同:我是说实话,而你没有。”
谁都喜欢这样。拿一个小孩为例,你稍微夸他一下,他会干得更好的。瞧?神,他也总是喜欢在他孩子做对时夸他们。他们若做错了,他也喜欢告诉他们;所以,他们做对时,为什么不告诉他们呢?瞧?
9

所以,我为内维尔弟兄是这个帐棚群羊的牧师而大大感谢神。看到这位弟兄,卫理公会信徒,他的背景,慢慢地…… 瞧,就好像要在别人的槽里吃草一样。但藉着伟大的圣灵他知道了,现在他得到了那些恩赐;当他不去用自己的头脑时,圣灵用起他来是多么的顺畅。你看翻出来的方言,韵律是一致的,上下起伏都一样,就像名词代词那样,等等,然后又再回应过来。

这位可爱的弟兄,我想他不是…… 瞧,朱尼尔·杰克逊,我不说了,朱尼。我为朱尼·杰克逊而感谢神。这位弟兄肯定也从主那里得到一个大恩赐。
10

只要一直保持谦卑。呐,教会里的每个人都有事做;但决不要偏离到某件别的事上。让它和教会里的其它事调和,一切都是为了神。瞧?不要人人都想说方言,都想翻方言。

竭力行好的事,一直保持好的状态;不要存恶毒、怨恨;不要有任何的苦毒。不管人怎么坏,他们怎么说你坏话,永远不要在你心里怀恨他们;因为魔鬼会在这里钻进去,并在那里挑起事端。只要用敬虔的爱和认罪来遮掩这一切,纠正过来;善待那些恶待你的人。耶稣说:“你们若单善待那些善待你们的人,算什么呢?就是税吏不也是这样行吗?”[太5:43-47]看,那些罪人,他们也会善待那些善待他们的人。但要善待那些没有善待你的人;帮助那些不愿帮助你的人。对那些说你坏话的人说好话,这样,你就从心里除去一切的苦毒;那么,要永远爱每个人。只要你在爱里…
11

呐,你说:“瞧,是他们做的。”我们不是审判官,神才是审判官。你不愿意那个可怜的人被赶出去,对吗?当然不,不管他们是谁。你不愿意那样,所以要尽力善待他们。“爱能遮掩许多的罪。”[彼前4:8]是的,先生。爱,就是那种美好、基督徒的、敬虔的爱。

如果有人上来,叫你圣滚轮或各样的称呼,呐,你不要像那样做。瞧?如果你不能那样做,就走开。但在你心里,你应该到一个地步,说:“哦,呐,或许,弟兄,如果你也像我这样去理解,你就会跟我有一样的感受。”瞧?只要真正甘甜地待他,但继续那样往前走。即使我们可能很不同,像东离西那么远,也没有什么关系。
12

正如那天晚上我说的,我有一个弟弟,梅尔文,他是个十足的男人:个头高,棕色头发。呐,我们看上去一点也不像,根本不像一家人。我们的胃口不同,我们的愿望也不同;然而,他妈妈是我妈妈,他爸爸是我爸爸,他是我弟弟。瞧?因为我们生在同一个家庭里。

呐,我们不一样。梅尔文不是基督徒,他喜欢棒球、赛马和这类的事。我想他喜欢巧克力馅饼,所以我敢肯定这些方面我们都不同。我不喜欢赛马或棒球。我喜欢钓鱼和打猎。瞧?他不愿转过来做这事,我也不愿转过去做那事。所以后来…… 瞧?他喜欢巧克力馅饼,但我喜欢樱桃馅饼。所以后来…
13

呐,我不是在暗示你们。瞧?有一次,我在某处的聚会上说这话,说我喜欢樱桃馅饼,第二天晚上我收到了大约五个巧克力馅饼,不,是樱桃馅饼,我收到了四、五个樱桃馅饼,是姐妹们烤好带来给我的。瞧,在我们房间里就像过节一样。是的。但我不是指那个意思。瞧?

我意思是,给你们指出这种差别。你瞧?不管他人怎样,我都爱他;他是我弟弟。他还不是基督徒,所以他是用另一个光来看事物。我是用基督的光看事物;然而,我不能说他不是我弟弟,因为我们是兄弟,都生在一个家庭里。
14

呐,昨晚,在最后的时候我作了一个论述。现在记住,你们已经知道了一些信息,除了在肯塔基外,这临到教会的第一个信息就是:这次聚会将出现一些使多人震动的奥秘的事。还记得吗?已经录在磁带上了。瞧?昨晚,其中一个奥秘被启示了。所以,它停顿了一下子,但我肯定你们明白了;因为圣灵使人信服,这奥秘就是:永恒的地狱,圣经里根本没有这种东西。

没有永恒的地狱。如果你有永恒的…… 如果你在地狱里永恒地烧着,你又是活着的,那么你要在那里,就得有永生。但永生只有一种形式,就是神。瞧?所以,圣经并不教导永恒的地狱,它只教导永远的地狱。那可能是一百亿年;我不知道,但它必须得结束。
因为我必须在这里讲这点,我一直没有对众教会等讲这点,直到该我说了才说。这里有几件事是该我说的,所以,每个晚上我们都会讲出来。
15

呐,从今晚以后,请开始披戴你的属灵悟性(瞧?),让圣灵渗透进去。如果你听了以后,不同意它,只要走开,说:“可怜的伯兰罕弟兄,他肯定不知道的。我要为他祷告。”你这样做,我就会…… 主就会使我知道什么是真理,但你只要同情我,不要把我赶出去。因为这也许是真的,哦,但我这样去想的时候,度过了一段愉快的时光。因为它把两头都接在一起。哦,我可能错了;可能某个地方有个破口是我所不知道的,但也许你知道,你就祷告主,将它指示给我看。

呐,最重要的是,要不断彼此代祷,决不要让魔鬼在任何地方弄出任何苦毒来。瞧?在这个时代,保守你的魂纯洁,因为我们就处在世界历史快要结束的时候了。瞧?我们在末时了,朋友,这是毫无疑问的。
16

我们接下来讲这些教会时代时,很快我们就会知道,也许今晚会知道的很多。我们正或多或少地得到并搭起一个背景,然后停在这里。现在,今晚我们要揭示一些真正属灵的事。现在记住,我说过了,你必须披戴属灵的悟性。但要留意经文。它必须在圣经里,必须贯穿整本圣经。瞧?呐,记住,若只有道的知识,只知道说:“瞧,我上过高中;我上过圣经学校。我上过大学。”那说明不了什么。法利赛人和撒都该人也都有这等知识,却不认识耶稣,错过了十万八千里。瞧?

17

这些圣经,这些经文的启示向聪明通达人就藏起来,向愿意学的婴孩就显出来[太11:25]。所以让你和我都成为婴孩,把我们的心都倒空,说:“主啊,请你对我们讲,我们听。”然后,把握住属灵的意义。呐,记住这点。从今晚以后,你听到所说的道,就要把握住它属灵的意义,因为我们要讲到的是一个极其奥秘的教会时代。

18

呐,我想就是这些。呐,记住明天晚上,我们每个晚上讲一个教会时代。我确信,明天一整天可以有很多时间讲这点,还有明天晚上。但你看,很多人要做工,我尽力讲出这个信息的要点,讲到这里要讲的点子上;你们就可以拿其中的一点,不断的弄懂它,直到没有人能说不是那样了。你瞧?然后你在家里好好查考;我会为你祷告,你也为我祷告;神就一起祝福我们,因我们是他有信心的儿女。

呐,在开始前,能不能站起来一下,我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困难。
19

你知道为什么我喜欢站着祷告吗?耶稣说:“你们站着祷告的时候,说:’我们在天上的父啊…… 要彼此饶恕。’”你瞧?有一次,基甸挑选他的军队,要看人是屈身俯伏舔水还是站着喝水。你瞧?那些俯伏,在偶像面前屈身的人,基甸知道他们不是该去的人。那些站着的人,眼目一直注视着上面。这也是我们要做的:站着祷告。呐,我也相信跪着祷告;但站着祷告,我想,对我们总有一些意义。现在,让我们低头,每颗心也俯伏。

20

满有恩典的天父,现在我们庄严地就近你公义的宝座。我们来不是求你给我们公义,因为那样我们都会灭亡,哦主啊,但我们来,是祈求怜悯。今晚把你的圣灵浇灌在我们身上,不是因为我们配得,而是因为我们不配;我们晓得也承认,我们来不是奉自己的名,因为这是不够的。我们没有公义,什么也没有;我们最好的义在你眼里也像污秽的破布[赛64:6]。所以,我们奉主耶稣的名谦卑地来,请把他带来我们面前,将他立约的血涂在我们心里,说:“神啊,怜悯我们这些在急难时祈求怜悯的罪人。”有朝一日,最后一篇道要被传讲,我们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末了空中必有一个呼喊声;台上的圣经就要合上;武器要集聚在一起;熄灯号要吹响;太阳要落山。哦神啊,哦,万古的磐石,在那时候把我藏起来。

21

现在,我们看到除了藉着你,没有逃脱的路。我们看到国家正在分裂;看到圣经应验了;看到以色列正在觉醒;我们也看到给教会的这信息。在那些大事被启示,七印揭开的时候,时间就快结束了。

神啊,神啊,哦神啊,怜悯我们;我们祈求你怜悯。作为你的仆人,今晚我在神的面前为每个人祈求怜悯。神啊,愿我们中间没有一个人还有罪留在魂里;但愿都被主耶稣的宝血洗净,使我们都能在天那边的蒙福之地相会。
今晚当我要讲这段经文时,哦父啊,我不足以讲。神啊,我们没有人足以讲。我们承认我们一无所知,父啊,但我们庄严地依靠圣灵,他能向我们启示。当我们打开你赐给我们的理性知识,即历史,愿圣灵把属灵的意义启示我们的心。父啊,求你应允,因为我们要等候你,奉你儿子耶稣的名。阿们。(请坐)
22

在《启示录》第2章,第二个教会和第三个教会。开始…[原注:有位姐妹说方言。]对不起。

我们在天上的父,愿人都尊你的名为圣,愿你的国降临,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太6:9-10]。父啊,我们求你与我们同在,祝福我们,帮助我们在会众处于急难的时刻成为聪明的工头。当混乱等这一切发生时,主,帮助我们尽量做好你的仆人,奉基督的名。阿们!
呐,我先说这点,好让你们知道。你注意到吗?翻方言的没有临到这道。我们姐妹是被圣灵恩膏的,没有疑问,但她在这道开始讲以后给出了信息。你瞧?你只是有点乱了次序。呐,没关系,亲爱的姐妹,不管你是谁。圣灵在你身上,哦,我知道,要那样控制住很难。这就像,或者这时候你要说别的事;看,没关系,可能在我们开始前你就感觉到了。你瞧?原因就在这,瞧?当圣灵作工时他又回来了。说预言的灵原是顺服先知的[林前14:32]。你瞧?是你。
23

呐,圣灵可能会再恩膏你,我希望他会,只是要在聚会结束后。你注意,翻方言的会临到,瞧?因为这应该完全符合次序[林前14:28]。你瞧?但我们现在正要开始讲道。你瞧?呐,这的确是出于神的,的确是;我全心相信并这样觉得,因为我感到他又回来了。你瞧?但圣灵…… 时候还没到。他把一个给教会的信息给了姐妹,但现在是他运行信息的时候。你瞧,他不会混乱自己;他使凡事都有次序。我确信,大家都明白,你瞧?没错。

24

呐,《启示录》第2章,今晚我们从12节开始,讲别迦摩教会。呐,昨晚,我们停在11节就结束了。

11“圣灵向众教会所说的话,凡有耳的,就应当听。得胜的,必不受第二次死的害。”
呐,在第一个教会时代,我们知道尼哥拉一党人开始进来了。神启示他自己就是…… 耶稣启示他自己就是全能的神:不是别的,不是几部分,不是几位神;他是独一的神。
25

呐,昨晚所讲的教会时代,我们发现他站在门口,写了这些话给教会,说到他们的贫穷。但他说他们有了尼哥拉一党人等,这也是他所恨恶的。

昨晚,讲到他们戴上了殉道者的冠冕。他告诉他们,至死也不要怕,他必与他们同在。最后他说:“得胜的,得胜的,必不受第二次死的害。”[启2:11]
26

呐,如果有一种死亡,这是我们知道的;那么某处必有另一种死亡;因为第一种死是我们在肉身上死;第二种死是我们在灵里、在魂里死。“犯罪的魂,必要死亡。”[结18:4]死亡就是完全离开一切的东西。瞧?死亡的意思是被除去、被带走、被藏匿。当我们的亲人死去后,我们就知道他们不存在了。我们叫那个是死亡。

但基督徒不会死。没有一节经文说基督徒会死,因为他有了永生。当罪人死去后,他就完了;他的魂最后也必死亡。当基督徒死去后,他只是在等候与耶稣一同回来。哦,我希望,今晚我有时间在这个异象的尾了讲这点,讲到我们要回到哪里,你们就会明白,第二种死怎样带进同样的东西。今晚要讲的同一章将带进同样的东西,这里所应用的是何等的美。
27

呐,今晚我们要快一点读这封信,因为我有一些历史资料要先讲,尽量不留你们太久。呐,这些聚会结束后,不管什么时候我读得太快了,如果你想知道它是怎么应用的,梅西尔弟兄在这里全都有;我把笔记交给他;他可以写在书上;你们想要的人,他都可以给你们。这肯定没问题,梅西尔弟兄。

28

12节。

12你要写信给别迦摩教会的使者说,那有两刃利剑的说:
13“我知道你的行为和你的居所,就是有撒但座位之处。当我忠心的见证人安提帕在你们中间、撒但所住的地方被杀之时,你还坚守我的名,没有弃绝我的信心。
14然而,有几件事我要责备你,因为在你那里,有人服从了巴兰的教训;这巴兰曾教导巴勒将绊脚石放在以色列人面前,叫他们吃祭偶像之物,行奸淫的事。
15你那里也有人照样服从了尼哥拉一党人的教训。(它在以弗所教会还只是行为,现在变成了教义。你们记得前天晚上我告诉你们了,它是怎么到这个地步的吗?在以弗所是一个行为,现在是一个教义)这东西是我所恨恶的。
16所以你当悔改,若不悔改,我就快临到你那里,用我口中的剑攻击他们。(不是真正的教会)
17圣灵向众教会所说的话,凡有耳的,就应当听。得胜的,我必将那隐藏的吗哪赐给他,并赐他一块白石,石上写着新名,除了那领受的以外,没有人能认识。“
现在,愿主大大祝福这段经文,在我们尽力时帮助我们。
29

呐,这个教会的背景。它是第三个教会时代,叫别迦摩。这个教会时代从主后312年开始,从312年到606年。

这个时代有:虚假的教义,撒但的谎言,建立教皇统治以及教会与政府的联姻。
赏赐是:隐藏的吗哪和一块白石。
这个教会时代的那颗星,那个使者,照圣灵让我看到的这一切,我挑选了圣徒马丁。这一点是神赐给我的启示,因为我也查考了那个期间的其他圣徒。我挑选圣徒马丁,是因为他是个属神的人,在我看来,他比圣徒帕特里克更像使徒十倍。
呐,圣徒帕特里克是圣徒马丁的外甥;马丁的姐姐是帕特里克的母亲。所以,圣徒马丁就是帕特里克的舅舅。
30

呐,他一生是从主后315年到399年。呐,我挑选他过于挑选那个时代其他圣徒的原因,是因为他那样持守了自己。在神的默示下,我不认为…

呐,天主教会没有册封他为圣徒;他们没有认可他,这也是我挑选他的另一个原因。是的。我们所看到的这些人,他们都有属灵的事工,早期的教会都拒绝他们。尼哥拉一党人的教会拒绝他们,是因为这些事,因为他们是属灵的。正如我在这里画的,教会被排挤出去,尼哥拉一党人的教义占了大多数;真实的教会占少数,一直都是这样。
正如我起初说的,耶稣是这样说的,“你们这小群,不要惧怕,因为你们的父乐意把国赐给你们。”[路12:32]这就是为什么我把这国应用在属灵的国度上。我们有一个属灵的国度,我们都很高兴,在这个国里有一个王。记住,他是圣徒(成圣之人)的王;他是他们的王,领导这个国度。
31

圣徒马丁的一生充满了神迹奇事,是所有教会时代中最伟大的一个。从圣徒保罗以后,他是最属灵的人之一。他是…

他最早的一件神迹是;我相信,他刚开始是当兵的。有一天,他走路经过时,看见有个人躺在地上,冻得发抖;所有人都不愿帮他,虽然他们有能力帮他,却都从他旁边走过去了,就像好撒玛利亚人故事中的那个祭司和利未人[路10:30-37]。但是,当圣徒马丁经过时,他意识到自己作为基督徒的责任,他有一件大衣,肩上披着斗篷;他用剑把斗篷割成两半,把一半给了乞丐,自己留下另一半。那天晚上开始了他的事工生涯;因为耶稣在异象中向他显现,他裹着马丁切成两半的同一件衣服,这应验了经文所说的:“你们既作在这些人身上,就是作在我身上了。”[太25:40]
32

所以要以这个作为一个功课。不论你向别人作什么,都是作在基督身上。记住。呐,让我们齐声说这句话:[原注:伯兰罕弟兄与会众一齐念。]“不论你作什么在别人身上,就是作在基督身上。”所以,不管人对你怎么想,关键是你对他怎么想,瞧?这就带来了祝福。

33

这是他的第一件奇事,也是他事奉的开始。有太多这样的事了,我没有时间讲。因为我希望你们明晚再来,每晚都来,所以我不想留你们太久。

好的,今晚我挑选要讲的第二件神迹是:他绝对是摧毁偶像崇拜,他坚决反对罗马教会。他绝对不赞同第一间罗马教会的主教所作的,他们变得世俗化等等,而马丁抵挡他们。他坚定地反对他们。在他生活的那种时代,这就是一件奇事。
34

有一天,他正在摧毁一片异教的林地,拆毁异教的祭坛,异教祭坛的旁边有一棵祭偶像的树。他正在砍倒这棵树,站在旁边的许多人非常恼怒。马丁说:“如果我是神的人,把我绑在这棵树倒下的方向,让树倒在我身上。如果我是神的人;如果我不是神的人,树就会压死我。如果我是神的人,我的神能掉转这树,倒在别的地方。”何等的挑战啊!于是,他们就开始砍树。当那棵树开始倒的时候,它转了一个方向,把一群观看的人压死了。神把树转过来,往山上倒:一件奇事。哦,他聚会中一直都有奇事。

35

我想讲的另一件奇事是:一个死去的婴孩,马丁横着伏在婴孩身上,为他祷告了一会儿后,婴孩就复活过来了。

我觉得还有另一件突出的奇事,是有关皇帝的事。皇帝想要杀害一些被神的圣灵充满的人。当然,那个时候,他是第一间罗马教会主教的左右手;那主教其实就是教皇,当时还未称为教皇。他名叫达马苏,他把所有基督徒全都处死,能抓到的都处死了。这个皇帝的妻子是个异教徒,内心充满着一片黑暗。
当时,这位圣徒马丁前来求情。皇帝的妻子就告诉皇帝,说马丁要来为那些基督徒求情,免被杀害。当然,马丁终于见了皇帝,但没有任何用处;因为他正是教皇的左右手。所以,他还是杀害了那些被圣灵充满的基督徒。
36

圣徒马丁想要见皇帝,卫兵把他挡在门口。瞧,圣徒马丁就脸伏于地祷告,直到神告诉他进去。他从地上起来,朝那些上了锁的门走去,那些门就自己打开了,他便走进去。

呐,这是历史,这不是某个人给他编的故事,而且只要有一点,如果有的话,他们就会有偏见。如果是某个教会的说法,或者,至少我可以说,天主教会不会提起这些事。但你看,历史是引用了事实。瞧?
37

圣徒马丁就走上前去,旁边都有卫兵和其他人,他就直直走到皇帝面前。皇帝不想尊重神的仆人。你知道,那是说不过去的。所以,他就转过头去,一点也不尊重马丁。你知道神怎么做吗?马丁想对他说话,可是他一直把头转过去,但神要让这个异教徒尊重他的仆人,所以神就使火烧起来,把他烧得从座位上跳起来,叫他站了起来。

呐,这是圣经的历史,《尼西亚大会》一书说,他必须尊重神的仆人;神就使他站了起来。火甚至把他坐的座位烧焦了,火穿过他的身体,把座位底下烧焦了,他不得不从座位上跳起来。你知道,神有办法做一切事。“神能从这些石头中给亚伯拉罕兴起子孙来。”[太3:9]你要记住,同样这位神今晚也住在我们中间。是同一位神。是的。
38

我想再讲一件事,然后就停住。我这里记了几件事,但我就讲这件。呐,这是一件我非常喜欢的事。有一天,他在书房里祷告,在等候他的会众。

他是个了不起的人,在图尔城,他牧养这个圣灵充满的教会。哦,他让所有人,所有会众都被圣灵充满。在全国各地的基督徒都行了神迹、奇事和异能。
看,神对他的使者说话;使者再对普通信徒说话。然后,事情就发生了。你瞧?他使普通信徒和自己一样,都在神里面,(你瞧?),圣灵流过他们这群人。
39

许多次他们殉道的时候,人们叫传道人也那样站在信徒中间,同时把他们都杀死。人们向他们行了极恶的事:烧死他们。把男人抓来,钉在原木上,放出野狗,让它们咬这些人的背,在人还没死之前,把他们的内脏全扯出来;抓来妇女,割掉她们的右乳,让她们站着那里,心脏在跳动,直到那样跌倒死去;把胎儿从怀孕的母亲肚子里取出来,扔给猪等其它动物吃,让母亲站在那里观看。各种各样的恶事。

40

呐,你不会想到,宣称信奉基督教的人会做这种事。但你听着,圣经说,耶稣说:“时候要到,他们要杀你们,还认为是在事奉神。”[约16:2]你记住,说这话的同一位耶稣,藉着同样的圣灵,预言末日这事要再发生。它必定会发生。如果其它的事与圣经完全吻合,你注意看,从整个圣经和历史来看,这是不是完全一致。神说它一定要发生;在这里,历史说它的确发生了;神说它要在这里发生;它过去的确在那里发生了,瞧?完全一样。那么,当我们往下讲到老底嘉教会时代,瞧?我们现在就是了;它所要遭遇的灾祸等等,我们要怎么办呢?

41

呐,再讲这点。马丁在那里祷告,他的会众在等候他。有个乞丐走到门边,敲他的门,他便开了门(他正忙着),乞丐向他乞讨一件外袍。他赤着身,什么也没穿;天又冷;他说…… 马丁就打发他去见主管执事的。主管执事的被他搅扰得很烦,把他赶出去。这个乞丐转了一圈,又回来告诉马丁,说主管执事的把他赶出来。

就在那个时候,主管执事的走过来,有点严厉地对他说:“你的会众都在等你,你让他们等久了。”但他还在祷告。这是很好的,他不住地祷告,直到觉得神带领他出去。
42

这个乞丐又回到门边。圣徒马丁脱下自己的好外袍,给了乞丐,让主管执事的去拿另一件给他。因此,他不得不去拿一件外衣给马丁穿上。于是,马丁出来,到会众面前,穿上那件不好的外袍而不是他那件好的。

看,这点说明,把你最好的奉献出来,瞧?献出你的生命、你的时间,把一切献给基督。那住在基督里的同一个灵若住在你里面,你对邻居和同你打交道的人的影响力,就会很像基督,以至所行的与基督所行的一样。
43

到后来,人们躺在影子底下,都得了医治,没错。在他们周围有如此大的爱的能力。他们说,当圣徒马丁穿着那件不好的外袍出来讲道时,整个会众都注意到,他周围有一道光环,瞧?因为他行了正确的事。

总要做正确的事,这是你对神的义务;要思想正确的事,这是你对自己的义务;你所得的结果就一定是正确的。没错,你必须这样。
44

呐,现在我们想开始讲解今晚的经文,因为它讲得非常严厉。

12“你要写信给别迦摩教会的使者,说:那有两刃利剑的,说:…
呐,今晚我要你们注意,他再次申明了自己的神性。每个教会都是他得荣耀的体现:那有十二星的,或“那右手拿着七星;那有两刃利剑的。”(瞧?)还有别的,“那脚像光明铜、眼目如同火焰的。”[启2:18]他在申明自己的神性。
45

呐,你说:“’从他口中出来一把两刃的利剑。’这怎么能看出他的神性呢?”

瞧,剑就是这道。《希伯来书》4章,刚开始我们在描述他的神性时,讲过了这点。在《希伯来书》4:12,我们发现,这剑就是,“神的道比两刃的利剑更快。”对不对?这就是神的道。是吗?呐,注意,要明白这些讲解。呐,追溯一下这道,《约翰福音》1章说,“太初(很久以前)有道,”这道创造了天地。对不对?“道与神同在,道就是神。神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约1:1,14]对不对?“道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
那位太初就有的,正站在这里,“要对别迦摩教会的使者说,对他说我是神的道。”哦,在《启示录》中我们看到,他出来,穿着溅了血的衣服,头上戴着冠冕,骑在一匹白马上,在他的大腿上写着“神之道”[启19:11-16]。哦,我喜欢这点。他是道,神的道。所以,我们在起初就看到这个神性,他介绍自己,他就是道。
46

呐,如果他是活的道,那么写在圣经上的这点就是他的一部分;如果你能接受这点进入他里面,而他是道,那么,这道进入你里面,因信使道活起来,因为…… 哦,要明白这点。道进入你里面,如果圣灵在那里,他一进去就是活的,每个应许都是真的。没有什么…… “你若对这座山说:’挪开此地,’心里不疑惑;”为什么呢?你是神在说话。你信吗?圣经这么说的。你若心里不疑惑,无论你说什么,都必成就[可11:23-24],你若能让整个世界从你里面统统铲出去,让圣灵使你成为神完全的儿女(没有世界、没有定罪、没有疑惑)。之后是什么呢?不再是你了,乃是神在你里面。你接受他的道,一个应许,你说:“父啊,这是你的应许。”“撒但…”某个东西就必挪开。瞧?

47

呐,你无法这样做,直到神向你启示那是什么样的事。瞧?那么,一旦你知道它是什么样的事,你就可以像耶稣那样说话了。他是道。对不对?然而,这一位耶稣,这帐棚,他也说:“若不是父先指示我,我什么也不能作。”[约5:19-20]

所以,在它对你彰显之前,它还不是道。你明白了吗?难怪人说:“神迹的日子过去了。”这道没有向他们彰显。难怪他们不能相信圣灵,这道没有向他们彰显。难怪他们不能看见奉耶稣基督的名受洗的启示,这道还没有向他们彰显;他们还没办法进到某个经文里。没有一个地方有人是用别的方式受洗的。
48

说到圣灵,圣经说,若不被圣灵感动的,就没有能说耶稣是基督的[林前12:3]。然而,有人说他们不相信圣灵是对的。瞧?看,这不是给他们的。耶稣说:“若不是父吸引人,就没有能到我这里来的。凡父所赐给(过去式)我的人,必到我这里来。”[约6:44,37]哦,这不是很美吗?“凡父所赐给我的人,必到我这里来。其中除了那灭亡之子,没有一个灭亡的。他是为那目的而生的。在末日我要叫他们复活。”[约6:44,40;17:12]

哦。我们的名字在创世以前就记在羔羊的生命册上[启13:8]。这不是很美吗?我们怎能疑惑呢?
49

哦神啊,把疑惑从我们中间除去;给我们这可怜的心行割礼,直到我们中间没有丝毫的疑惑。这是我的祷告。主啊,驱散一切的疑惑。让我甘甜、谦卑地生活,像神的羊羔一样行走在地上。让我像他那样行走。让我像他那样说话。让我的动机像他的动机。让别人在我里面找到耶稣。主,让我舍去自己,在你里面找到他。这就是了;让我舍去自己,在你里面找到他:深深地藏在基督里,直到不再有疑惑的空间,只有他所说的话。

呐,不要走出去,说:“荣耀归给神。哈利路亚。赞美神。你看到我会做的事吗?荣耀归给神。”这样你还没有得到。这不是主的行事方式,不;他会挺起胸膛,说:“看到我会做的事吗?是的,先生。我是神的儿子。”不。耶稣从不把赞美归给别的,他只归给神;他谦卑、甜美地行走,在他周围有极美的气氛,以至人们都欢喜在他周围。呐,只有他的敌人…… 他很爱他们,甚至一直都在为他们祷告。这就是你的榜样,我的榜样;对待别人要像他对待我们一样。
50

呐,现在我们再来看一下第2节,也就是13节。

13我知道你的行为和你的居所,就是有撒但座位之处;…你还坚守我的名,没有弃绝我的信心。“[译者注:中文和合本没有”你的行为和…;“”我的信心“中文译为”我的道.“]
看,他们生活在有撒但座位之处,仍然坚守耶稣的名。瞧?“没有弃绝我的信心,”主赐给他们什么样的信心呢?起初五旬节的信心。人们在那里有尼哥拉一党人的信心,有他们建立的教会组织等等,教会在组织的名下产生了。但主说:“你们远离那些东西,你们恨恶它,我也恨恶它。你没有弃绝我的名,你没有追随他们陈旧的派系,你坚守了我的名。你仍然拥有我的信心,就像起初一样。”哦,我喜欢这点。
13…当我忠心的见证人安提帕,(我想你们读作安-提-普)在你们中间、撒但所住的地方被杀之时,你还坚守我的名,没有弃绝我的信心。“
51

我想在这里停一会儿。“撒但的座位。”我们要在这些事上操练一下,我要你们领会这点;你们要确实明白这一点。“撒但的座位。”呐,在《创世记》中,神宣告了撒但的座位在哪里,就在巴比伦。巴比伦一直是撒但的座位,在《启示录》中也是这样说的。但如果你注意,巴比伦从异教式的变成教皇式的。

呐,在远古的时代,或者在这事刚发生之前(有几年),在撒但的座位那里建了大型的…… 我猜想,你们是叫他为迦勒底的祭司兼王。当波斯人追赶他,他离开了巴比伦,巴比伦的僧侣制度改换了他的座位。他的名字叫亚达路斯(A-t-t-a-l-u-s),是巴比伦的祭司兼王。当波斯人进来夺取巴比伦时,巴比伦的祭司兼王亚达路斯逃离了迦勒底,逃跑了,在别迦摩找到了他的座位。“你的居所,就是有撒但座位之处。”明白了吗?
52

呐,这就是为什么我回去从教会历史中找出这段历史来,要知道发生了什么,因为主说:“你的居所就是有撒但座位之处。”

我想:“瞧,撒但的座位这种东西会在哪里呢?”后来我发现这位大王,根据但以理的异象,在波斯人占领并接管巴比伦,他从那里逃走之后,就来到罗马的别迦摩城,在那里建造他的总部。撒但把它的总部从巴比伦迁到了别迦摩,将来它会在这里建造新的巴比伦。哦。现在,你看到我们所处的境地吗?好的。
呐,它在那里杀了这位很好的弟兄,安提帕在那里殉道了。
53

后来,他变换了手法。首先,他是逼迫基督徒的人。哦,他多么憎恨基督教!他自己是祭司兼王,生来的异教徒;当然,后来他改变了态度,与康斯坦丁联合。

康斯坦丁一直被认为(也被今天的教皇认为)是哥伦布骑士团的创始人,呐,这人曾作出流血的誓言。至于康斯坦丁,(我以敬畏和尊重的心这样说,并照我在历史中所读到的)他从未悔改信主。
54

呐,一天晚上,他做了一个梦,如果他…… 他看见了一个十字架,并说借此他将赢得战争;因为这个,他就许诺要对基督徒宽松,如果基督徒为他赢得那场战争而祷告,他愿意成为基督徒。我曾站在那里的桥边,他就在桥的另一头,睡觉、作了这个梦,醒来后,就在他和所有士兵的盾牌上漆上白色的十字。哥伦布骑士团就是在这里形成的,被罗马天主教所控制。但是他从未做过一件信仰的事;我所看到的,他所做过的唯一一件记载在史书上的事,就是他在圣索菲娅教堂顶上安了一个十字架。呜!

他是个政治家,那个时候他是罗马皇帝,他和他的异教祭司在一起,联合起来,加入了当时不冷不热的、称为尼哥拉的教会(基督教正偏向教士制度),进入了教会。我们已经查考过以弗所教会、士每拿教会等,将来这些尼哥拉一党人…
55

呐,尼哥拉已经不再像起初时那样只是一个行为,而是变成了一个教义。在这里它是一个行为;人们正试图加入到里面;但到了第三个教会时代,它成了一个教义:大神甫、大人物,那时还不叫教皇;但他们被称为,像大主教,大人物,你知道,是有名望的。他们的教义都是形式化的。

他们正在远离有圣灵充满和圣灵引领的教会。他们叫那些少数人走开,称他们是异端,因为那些人不同意他们拥有这些大宗派。但教会想在圣灵大能的统管之下保持自由,因为基督应许他们,他必与他们同在,他是他们的王,哦,他是他们的王。
56

真正的教会从未改变这态度,也不受什么会的管辖。我不知道你们现在怎么称呼他们。他们是红衣主教、主教、教皇,绝无错谬的人。我们相信,只有一位绝无错谬的人,他是我们的王;他就是现在以圣灵的样式与我们同在的耶稣基督;神在我们里面,住在我们中间,引导我们,带领我们到生命水那里,显明他自己,就如他在早期圣徒和殉道者中间所行的那样,显明他是创造的主神,医治病人,叫死人复活,显出异象,赶鬼。

57

在形成罗马等级制度与教皇的尼哥拉一党人的教会中,在所有主教中,我一次也找不到有一件这样的事。我们在历史记录中一次也没有看到,有哪个主教曾叫死人复活或类似的事,因为基督的复活不在他们的心里。他们联合起来,追求一个宗派,出卖了自己的长子名分。但永生神的教会拥有基督的大能。其他的教会里面有名人;但真实的教会持守住圣灵。你们明白吗?好的。

58

呐,所以,康斯坦丁为了把他的帝国焊接在一起,他就做了这事。他接受了尼哥拉一党人,去到他们那里(那只是基督教的形式)。你完全明白这点吗?他们是基督徒;没有圣灵的、所谓的基督徒。哦,希望这点落入你们心里,永远不要让它溜掉。瞧?那是基督徒,没有圣灵的宗派基督徒。他们是名义上的基督徒;是参加聚会的基督徒;他们领圣餐;他们也遵守一些规条,但却拒绝圣灵的引导。他们中间没有神迹奇事;他们宣称这些事是过去的事,他们设立教会是为了统治。稍后我们要讲到这点,看看是什么样的统治。瞧?

59

呐,所以,圣灵的教会必须使自己远离那些东西。但在别迦摩教会,这些事都写给了别迦摩教会的使者。看,因为现在他有责任去做这事。

但康斯坦丁对基督信仰没有兴趣,他要把他的异教祖宗和异教教会带进来。这老底嘉已经扎了根……哦,我是说尼哥拉一党人已经扎了根,种在了罗马,成了一台大戏,许多人都是基督徒,所谓的信徒,形式化的。真实的教会是少数人,过去一直是,将来也一直是。我要慢下来,让这一点渗到你们心里。瞧?
记住,真实的教会一直都是一小群,他们被别的教会赶出来。真实的教会从来不组织起来,因为它不是组织,它是耶稣基督住在地上的奥秘身体,有圣灵运行在这些肢体里。所以,你不能把基督组织起来,你做不到。我要你们牢牢记住这点,一直到现今的老底嘉时代。呐,要记住,要牢记,因为我说的每句话都录在磁带上。
60

呐,要记住,牢记在心里:神的真实教会从未组织过。天主教会是世上公认的第一个组织,以前从来没有一个组织,正如天主教自己说的,她是母会。她是母会,是各种教会组织的母。圣经说她是,你不能反驳这点。当他们说那是母会时,她就是母会。《启示录》17章里描绘到她;我们要直接来讲她。好的。

61

呐,康斯坦丁,他脑子里想的就是巩固他的帝国(正如罗马一直在做的,要拿着掌管世界的钥匙),他必须得带着异教的观念,又接受基督教的思想,以某种方式把两者并在一起,焊接在一起,为自己建立一个独一无二的帝国。瞧?因为这样将使他,使康斯坦丁成为世上最大的统治者。

至于说到悔改信主,他是一位政治家,不是神的圣徒,因为有些人试图使他成为圣徒。他不是。在我看来,他从未做过一件事,听起来像基督教的。他在其中一个尼哥拉一党人的教堂上放了一个十字架;至于他所做的其他看起来像基督教的事,我从未发现过;除此以外,是因为那个晚上他做了一个梦,梦见他在那里把盾牌漆成十字,基督徒也为他祷告,他就赢得了战争。
呐,这样就能巩固他的帝国。为了这样做,他把异教仪式带入了尼哥拉一党人的基督徒教会中。我要把这正在形成的教会叫做形式化的宗派教会。他把异教仪式带入尼哥拉一党人的教会中,便诞生了天主教。
62

呐,弟兄,我是在引述历史。我有成千上万的天主教朋友,他们跟新教徒一样都是我的朋友。但新教徒无法对他们嚷嚷,等今晚讲完了再说。瞧?你会发现他们也做同样的事。天下乌鸦一般黑,瞧?因为它们是一回事,是同样的灵在他们当中。然后,你就会明白为什么我总是谴责这个东西。因为它是错的。在我里面的圣灵,我竭力要,有个东西在我里面呼喊;我简直无法保持沉默,总是这样,因为…

63

那些大人物,了不起的宗教领袖曾对我说:“伯兰罕弟兄,你做这些事会毁掉你的事工。这不关你的事。神呼召你为病人祷告。”

神呼召我要做的远不止为病人祷告。为病人祷告只是一件用来吸引会众注意的事;就是这样。生病,为病人祷告只是一件小事。瞧?这信息才是我们要讲的。那些事还会反复;疾病、病人,人得了医治还会再死。但一个由神的灵重生的人就有永生。所以,神不单是这样四处医治病人。那个恩赐就在教会里,是给地方身体的;这里一个,那里一个,这个那个。瞧?因为各种恩赐都运行在教会中。但远不止这些,我希望你们明白了。好的。
64

天主教诞生了。为了做到这点,为了吸引基督徒的注意和异教徒的注意,便把他们焊接在一起,搞出了一个教会。

哦,我希望现在能拿到那张报纸,前天晚上有人把它放在这里。我本想把它带来,但忘了;太多的东西摆在房间里了。他们此时就在做着同样的事,当你们最近选举那个人后,这事就开始了。他们正忙着弄出一本圣经,既不会伤害天主教徒,不会伤害犹太人,也不会伤害新教徒。他们要给自己搞出一本圣经,什么都能适合。你难道看不出下一个康斯坦丁的狡诈吗?历史又在重演了。呐,你看,我读过了。你听到前天晚上我读过了,不是吗?我把它放在家里;很久以来他们就在搞这东西了。
65

呐,他们说,1962年他们就会…… 你注意,教皇约翰二十二世已经要求所有的女儿教会回到母会的家中。别担心,会的。她们会的。她会去的。她们已经回去了。她们不用回去了,现在已经在那里了。

就像我说的,“这个国家说:’瞧,如果肯尼迪先生当选,天主教就会接管美国。’”接管?他们早就接管了,而你什么也不知道。谁付钱给他们的教师?他们怎么把这些东西带到学校去,在学校里教导天主教的东西呢?是你们纳税人付的钱。哦,就这样在你们的鼻子底下,瞧?哦,他是怎么混进来的?圣经说,他以谄媚的话得国,他得到了[但11:21]。瞧?没错。看,什么税也不用交。哦,要说的事太多了。我得在这点上刹住,再回到正题上。
66

为了让这东西起作用,康斯坦丁搞出了许多世俗的娱乐,来吸引异教徒和基督徒加入教会。你们从属灵上想过吗?你思想过吗?这岂不是时代的信息吗?教会里玩邦科游戏、舞会、分送汽车,把人们混杂在一起,把那个力量焊接在一起,至终他们就有了一个引人注目的地方。就在那里。

呐,这是历史,没有人在说自己的话;发生什么,他们就引述什么。但康斯坦丁做到了,他用世俗的娱乐把教会焊接在一起,把尼哥拉一党人的教会带到一起。呐,记住,他无法伤害那个重生的教会,是的,先生,一个也伤害不到。但形式化的尼哥拉教会却迷恋它。
67

在我们的新教教会里拥有什么呢?鸡汤晚宴、娱乐、溜冰(哦!)、卖旧衣服等。瞧?呐,你知道这是事实。呐,如果这是神的道,朋友,这就是真理。所有新教教会都犯了罪。瞧?

呐,这些决不是神的计划:像在地下室举办鸡汤晚宴、跳舞等,做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来支付牧师的工资。如果会众只受教导要奉献十一,这才是本来应该做的事。这才是神的计划。神有一个计划,但人却要搞自己的计划,与神的计划杂交。是的。
68

呐,这么做,后来他们就合并形成了早期的天主教会。在第一次尼西亚大会上(当我读这些事时,我就跪下来),尼西亚大会于主后325年召开,所有人都被招集到一起。信奉基督教的主教们和先祖们都一起招集到尼西亚。这就是为什么称为尼西亚会议的原因,是在主后325年。大约有一千五百名代表出席了会议或大会,大约有一千五百名代表;在代表中,普通信徒与主教的比例是五比一;然而,通过尼哥拉一党人(冷漠形式化的)和康斯坦丁的政治计划,他们以票数胜过了真实的教会,赢得了胜利;导致主教们形成了一个圣品等级,把圣灵从教会中取走,将他放在主教、红衣主教、教皇等人身上。

69

在最近的选举中,民主党也同样玩弄了不正当的交易。呐,没错。呐,我们不是…… 共和党也一样下流。但我要说的一件事是,他们(埃德加·胡佛)在加州等许多地方证实了:他们把那些选票机器搞到一个地步,每次你选尼克松先生,你同时也选了肯尼迪。他根本没有机会了。瞧,现在他们证实了,这是错的。那么,为什么他们对此事不了了之呢?我们正生活在这个时刻了,就是这样。我们处在末世了。他们知道的,他们证实了那是不正当的,可是,现在他们对此不了了之了。

70

过去,那是一种欺诈的机器;现在它又产生了,为了让某人当选,为了通过某个教义:尼哥拉一党人的教义,它曾经只是一个行为,现在成了一个教义。在阿尔·史密斯时代,它是一个行为,现在成了一个教义。呜呼!呐,就在这儿了,在我们身上了。“哦,他会成为一流的总统,”我想,这是没有疑问的;当然也是为了下一轮,直到他能焊接进去,把这些异教徒和形式化的基督徒焊接在一起。

教皇和红衣主教们正在几本圣经上忙着搞,试图把它们搞成一本。英国的大主教,坎特伯雷大主教,当我在英国时,我见过他,跟他握手,与他交谈;他穿的袜套都快高过臀部了;哦,这人穿着有点古怪。他曾去访问过教皇,这是几百年来的首次访问。这是什么?我们已经处在末时了。
71

这就是为什么今晚我站在这里,而不是在外面其它地方的讲台上讲道、为病人祷告。我不能在台上见到他们所有人(这些信息传遍各地),因这缘故,我们把它录在磁带上,送往世界各地,叫人得到警告,回到这信心上来。

甚至在基督徒时代的末后,《犹大书》,在《启示录》写好之前,圣徒犹大,被认为是与耶稣同养的兄弟,他说:“我劝你们要为从前一次交付圣徒的真道竭力地争辩。”[犹3]从主耶稣死后,他们就开始偏离真道,到今晚不知要偏离多远了?瞧?
72

呐,第一次尼西亚会议,是在主后325年。大约一千五百名代表和主教参加了会议,但主教们在这次阴沉、激烈的会议上压制了普通信徒。他们压制普通信徒,并选出尼哥拉一党人接管教会,接管整个教会,把教会放在教皇、主教或其他人的监督之下,夺去了教会的主权,交给主教;这样,主教便统管教会,只有他有权对教会说话。

你注意到今天的天主教会吗?你不能读那本圣经,不是你能够作解释的,这是主教的事。你看到它是从哪来的吗?呐,你可以看出尼哥拉一党人在开始又叫又爬之前是什么。它在那里诞生了。这是真的。它是一个形式化的基督教,现在还是。
后来,新教就仿效它。圣经在《启示录》17章,说到母亲和众女儿。主若愿意,稍后我们要讲到它。呐,你注意,今天也是一样的;他们接管了。呐,康斯坦丁用了巴兰的计谋。
73

呐,我要你们尽可能注意听。呐,主在圣经这里说:“还坚守我的信心。”呐。

14“然而,有几件事我要责备你,因为在你那里—因为在你那里,(不是在这里的人,而是在那里;他们有人,’在你们别迦摩教会里有人。’瞧?)有人服从了巴兰的教训;这巴兰曾教导巴勒将绊脚石放在以色列人面前,叫他们吃祭偶像之物,行奸淫的事。”
呐,康斯坦丁用了跟巴兰一样的计谋。在这次大会之后,他们开了一次会,主教被置于众教会等之上,统治教会;拿走普通信徒的所有权力。他们没有了自己的思想,也没有权利讲解圣经。这一切都给了主教,他来对圣经作解释。
74

最后,没过多久,他们搞出一个大神甫,一个代理人,也就是教皇。但后来走到了一个地步,他们说,只有神甫才能明白一切,会众不需要读圣经;他们什么也不需要做;其实,他们是看不到圣经的。呐,他们把这一切都揽在自己身上,而且是通过选举做成这事的,因为它看起来不错。

它看起来不错,因为他们有钱,等等,他给了他们。在这次大会上,康斯坦丁召集他们,他送给主教漂亮的房子,主教便得到了一些钱财和这些大房子,他把这些东西送给教会,让他们把它当作教会的房子来用。哦,那些房子很漂亮,装饰得很美,等等,所以,他把这些都送给教会。
75

此外,他让这些主教穿上精美的外袍、衬裙和各种内衣。除此之外,他还给他们建造这样的丘坛,把他们如偶像一样放在上面。在他们下面弄了一些大理石祭坛,就在下面。他从异教观念转过来,搞出这些东西,通过接纳他们的主教把基督教带进来。看,他们把偶像拆下来,放上主教,瞧?给他造一个祭坛,还是一样,使他成为一个神。放上主教,他说什么就是什么;使他穿着华美,使他看上去像一个神。不是使他穿着像异教的神,而是使他穿着外袍,像耶稣一样。瞧?人们使他看上去像坐在那里的偶像。

哦,你可以想象,异教徒会怎么说:“瞧,我可以去他那里;那里有人可以给我们回话。我们一直也是对偶像说话,但这人可以给我们回话。”
76

基督徒会怎么想的:“瞧,那很好。现在,我们想做什么就可以做什么,因为我们的神在那里。我们可以直接跟他说话;他可以告诉我们要做什么。如果我们犯了罪,就把所犯的告诉他,给他一点什么东西,做连续九天的祷告或什么;接着,你知道,我们没事了,回去又觉得自由了。不用再为什么事担忧了。”

哦,这看起来不错,肯定的。这对属血气的头脑来说还是不错的,但你决不可能把这灌输给神重生的儿女。他们决不能接受。因为他知道所信的是谁,也深信他能保全所交付他的,直到那日[提后1:12]。忘记过去的事,向着标竿直跑,要得神在基督里从上面召我来得的奖赏[腓3:14]。阿们。哦,我多么感谢神!
77

主教下面有祭坛,他坐在上面,打扮华美,漂亮的教堂。哦,瞧,他们全都装饰好了。是的。这个祭坛镀了金,这个大理石祭坛很漂亮(你应该去看看,还是这些东西),祭坛镀了金,镶嵌着宝石、珍珠,非常漂亮。这对尼哥拉一党人和异教徒来说非常适合。看到他在做什么吗?他采用异教的仪式和异教的观念,又采用基督教,它冷淡、形式化(他们知道的就这些,不晓得圣灵的不同引导),给他们造一个地上的神,给他们造一个祭坛,还有一个坐在那里赦免他们罪恶的神。你是属灵的吗?你明白我的意思吗?你看出这是什么吗?罪在地上得到了赦免。

我说这些不是从我头脑说的,这些是历史。我说的都记在宗教历史的书页上,就好像我告诉你们乔治·华盛顿、亚伯拉罕·林肯、和哥特斯堡战役等一样。肯定的,我在这里所引述的都是历史。
78

呐,这非常适合于…… 但不适合于重生的教会,不,先生。瞧,当他们把一个人放在那里,成为大主教时,重复各种仪式;当然,这就把全备的福音给赶出去了。今天还是一样。那些时代延续下来,重叠在一起,瞧?另一种形式,另一个时代。哦,当时,他们把一个权贵像神一样立在那里,他就说出一些仪式来。

注意,异教徒向死去的祖宗祷告。新教教会站起来说:“我信圣而公之罗马天主教会,圣徒相通;”你们卫理公会,无脸见人;还有长老会和路德派。任何以死人为中保的都是通灵术。肯定的。但现在,新教徒不能嘲笑天主教徒,他也做了同样的事;他也完全承认,他相信同样的东西:在水洗上,又受洗归回到天主教会里;拒绝并嘲笑那些竭力活得正确的人;到教会去,看到人们在神的大能下喊叫,就站在外面取笑这事。这一切…
79

看,灵并没死;人死了,但灵并没死。瞧?圣灵,也不会死。他在耶稣身上;现在他在他的教会里,也将一直在,直到他来取走他的教会,因为教会是他的一部分。瞧?那些逼迫者,在过去那个时代,他们取笑这些人;他们今天仍然活着。神从地上取去属他的人而不是这人的灵。魔鬼从地上也取去属它的人,但不是这人的灵。

那些定耶稣死罪的祭司,说耶稣是算命的,是魔鬼,这些家伙要多虔诚就有多虔诚。没错。他们从字面上知道经文,但却不知道经文的真正解释。他们有自己的想法,不愿听任何别的东西。后来,他们看见耶稣,知道…… 他们怎么看不出耶稣完全符合每个先知论到他所说的一切话呢?因为他们被蒙蔽了。神说,他蒙蔽他们的眼睛是为了一个目的,叫我们可以有机会得到救恩。
80

呐,圣经再次预言,我们所在的这个五旬节的时代,是赤身、可怜、瞎眼的,却不知道[启3:17]。这是老底嘉教会的状况。哦,你们形式化的浸信会、长老会和五旬节派信徒啊,看,你们就是这样。有时候我不是指你们坐在这里的人;我是在录音(你瞧?),我知道它要去到哪里。瞧?悔改吧!回到圣经上;回到基督里。

81

好的,这就是所发生的事,全备福音被推出去了。教会中的神迹奇事消失了,当拥有圣灵的那群人从其他人中间被赶出去后,接着,他们就否认有神迹的日子。那时候就已经这样了。他们今天也做同样的事。绝对没错。你难道见不到它的灵吗?就像我开始时告诉你们的,要披戴你的属灵悟性;让神打开你的心。不要存偏见;坐着听,并说:“圣灵,请启示我。我看见了,就是这样。”

82

各种仪式,在哪里?浸信会、长老会,甚至五旬节派,也成了一种宗教仪式。他们唯一做的就是敲打钢琴,这个那个,跳上跳下,只要钢琴一停,呜!出去欺骗、偷盗、说谎、什么都干。而真正的…… 脾气大得好像电锯一样;爱论断每个人,说东道西。瞧?就是这样。不单是卫理公会、浸信会、长老会和天主教徒,现在老底嘉时代的五旬节派教会也是这样。

哦,为什么不回到你们祖先所拥有的那些东西上呢?为什么不回到那个真正的五旬节,分别为圣、充满圣灵、把基督带给我们呢?这才是我们所需要的。是的。呐,今天也一样。
83

呐,“别迦摩”这个词意思是“已婚的。”“别迦摩”这个词是指“已婚的。”基督教(指的是尼哥拉一党人这一边的,形式化的一边)带着各种异教仪式与政府联姻。各种异教的仪式。这就是那个时代天主教会的产生。

呐,谁都知道天主教会是在尼西亚会议上产生的。在这之前,它被神称为尼哥拉一党人。“尼哥拉”的意思是“征服、胜过、推翻平信徒。”当他们这样做时,他们就不想要圣灵在人们当中;而“牧师,”意思是“牧者,”要让圣灵…
84

你说:“瞧,神甫难道不是牧者吗?”他喂给你的是什么样的食物呢?你有得到他们在五旬节所得到的同样果子吗?肯定没有的。“万福马利亚,”谁在五旬节看到这个呢?连续九天的祈祷;所有这些点水、洒水,用三位一体的神(父、子、圣灵),你们在五旬节的什么地方得到这些东西?彼得说:“以色列全家当确实地知道,你们钉在十字架上的这位耶稣,神已经立他为主、为基督了。”[徒2:36]没错。我们从哪里得到这些东西?它一开始就是尼哥拉一党人的,逐渐成型,成了天主教义。

85

呐,你说:“可是,我肯定很高兴我不在他们当中。”呐,不要太肯定了。瞧?呐,记住:基督教,尼哥拉主义。呐,你明白这个了吗?注意听,我们要往下讲。我要你们明白它,即使要呆到半夜的话。弟兄,因为这关系到你的魂。你可以说:“瞧,我属于…”不是的,不是这个。弟兄,如果你没有得到圣灵,不管你属于多少个教会,你也是失丧的。如果你没有藉着圣灵的洗从神的灵重生,你就失丧了;因为你还没有得到永生。神要复活的唯一东西就是永生,因为这是唯一留下的生命。

86

如果一粒玉米,正如我在这里引述的,“农业时光节目,”多少人还记得亨利维尔市的卫理公会传道人司布真老弟兄?一个很好的老人。有一天,我们坐在雷德饮品店的冰淇淋冷柜旁,吃着冰淇淋;我们正在谈论我在上面举行的一场聚会,“农业时光节目”正在广播。雷德店有个小喇叭正开着,他的收音机就放在外面。他们是在某处说话的。当然,这信息是从路易斯维尔来的。它说,4H俱乐部有一台机器能够生产玉米,他们能把钙、石油等东西合成玉米,使它看上去跟从地里产的一样。

87

4H俱乐部有一台,科学使这玉米非常完美,它看上去非常逼真,你从一袋地里产的玉米中取出一把,再从一袋机器生产的玉米中取出一把,这种机器生产的玉米也能作成同样的玉米片和玉米面包。实际上,你可以把它们拿到实验室,将那些玉米粒切开,你分不清哪个是哪个;它们有等量的石油,等量的钙和水分,这一粒里面的各种成分,也在那一粒里面。

他说:“要明确知道哪个是地里产的,哪个是机器造的,唯一的方式就是:把两把玉米都埋在地里。它们都腐烂了,从机器造的不会长出来,但神所造的会再长出来。”为什么?因为它里面没有胚胎。
88

你可以外表像个基督徒,举止像个基督徒,尽你所能地做各种善事,对教会忠心;但除非你从圣灵受了孕,有神的生命,永生进到你里面,不是藉着认罪,乃是藉着所赐的圣灵。你如何得到他?五旬节那日,这位医生开了药方,他说:“你们各人要悔改,奉耶稣基督的名受洗,就必领受所赐的圣灵。”[徒2:38]圣灵的恩赐就是永生。这是神唯一能复活起来的东西。唯一一件事就是得到他能复活起来的永生。瞧?这是唯一能行的东西。希望这讲清楚了。神啊,求你使我们明白这点。

89

呐,后来尼哥拉一党人搞出了形式化的东西,他们与异教教会联姻,带进异教祭坛,搞出基督教的祭坛;带进异教的神,使它像主教那样说话,坐在那里,披着长袍,使他看上去像一个神。你瞧?关键不是外在的东西,而是内在的东西。那两种玉米看上去也一样;关键不是外在的东西,而是内在的东西,瞧?是内在的,是生命。

瞧,它在那里产生了,这是早期天主教会的诞生地,是一切宗派教会之母。
90

呐,你说:“可是,伯兰罕弟兄,只要我不是天主教徒…”

呐,等一等;让我们顺便在这里停一下。让我们现在翻到《启示录》17章,看一下。直接翻到那里。呐,这是什么样的启示?是耶稣基督给他教会的。注意听,我来读。
1拿着七碗的七位天使中,有一位前来对我说:“你到这里来,我将坐在众水上的大淫妇所要受的刑罚指给你看。”
呐,我想要有个见证人:多少人知道圣经中的妇人,每次她以一个象征出现时,都是指教会?好的。多少人知道同一章里出现的大淫妇就是那坐在七座山上的城?好的。
呐,多少人知道圣经说众水,她坐在众水之上;不是一个水,而是众水。“众水”指的是“多民。”瞧,翻到15节,你在这里可以看到,是在15节。瞧?
15天使又对我说:“你所看见那淫妇坐的众水,就是多民、多人、多国、多方。”(瞧?)
91

呐,这个妇人是个叛教者,不是吗?呐,现在是教导,你必须把良知搁在后面。瞧?那个叫淫妇的污秽女人是什么?是一个对她的婚约不忠的女人。呐,这教会,天主教会声称她是新妇,是基督的妻子。就连修女也剪掉头发,没有爱情;把她们的爱情都给了基督。对不对?肯定的,任何人…

我来自天主教的家庭背景。瞧?我有他们的《我们的信仰实录》和其它的书。你们新教徒,浸信会信徒,不管你信什么,在我书房里都有。我查考过了,所以,如果有谁说了什么,你不同意,我可以用你自己的东西来使你信服。瞧?所以,该是把这点讲出去的时候了。
呐,首先,神必须在全国各地运行,显出神迹奇事和异能,使人知道。神的羊认得他的声音[约10:4];他们认得;他们完全认得。你必须先找出…… 你出去,却没有被认出来,那么你就……你做了什么呢?带来比以前更多的害处。让神来看顾这事。瞧?
92

“我将大淫妇所要受的刑罚指给你看。”呐,如果她是淫妇,那么她就是一个声称是什么人的女人。她犯了奸淫。对不对?瞧,如果她是一个教会,她就是犯奸淫得罪了神。对不对?奸淫就是淫乱,属灵的淫乱。她把不是神话语的东西教导人。对不对?她在教导一些不真实的东西。这就是尼哥拉一党人。看到它来到这里了吗?正着手设立教皇与神甫,把圣灵拿走:“神迹的日子过去了。”但圣经说:“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来13:8]圣经说:“你们各人要悔改,奉耶稣基督的名受洗,叫你们的罪得赦。”[徒2:38]她却说:“奉父、子、圣灵的名。”点水礼,洒水礼,哦!瞧?

93

呐,注意这个女人在做什么。

2“地上的君王与她行淫,住在地上的人喝醉了她淫乱的酒。”
“喝醉了…”杀了你、把你处死、枪杀你或别的什么,弟兄。他们绝对是喝醉了那些东西。瞧?
酒,就是她散发出去的东西,瞧?是她淫乱的酒。“让我告诉你一件事,我妈妈是天主教徒,但我…”好的。
呐,你说:“那太可怕了。”呐,新教徒们,等一等。我是在对听磁带的那些人说话。
94

3我被圣灵感动,天使带我到旷野去,我就看见-我就看见一个女人骑在朱红色的兽上,…

呐,“朱红色”这个字表明什么?它表明王权。我是说,意思是“王室的、真正的王室的。”瞧?就像君王等那样。
3…那兽有七头十角,遍体有亵渎的名号。
呐,七头是这城所在的七座山。我们知道这女人是一座城。
4那女人穿着紫色的…
那兽是朱红色的,但那女人穿着紫色的衣服。呐,前几天我不是警告过你们有三个幕吗?我不知道我会活多久,但记住这点。正如许多年前我告诉你们的,“要注意俄国!”有三个幕,记住这点。有一个铁幕;有一个竹幕(红色中国等);还有一个紫幕。你要注意那个紫幕,它是迷惑人的。太迷惑了。
95

4那女人穿着紫色和朱红色的衣服,用金子、宝石、珍珠为妆饰;(记得我在这里谈到第一个祭坛就是尼哥拉一党人的祭坛吗?瞧?女人是教会)手拿金杯,(你记得吗?祭坛包着金子;她把这杯递给人)杯中盛满了可憎之物,就是她淫乱的污秽。

这是她所递给人的东西;人把它吞下去了。肯定的。喝醉了,醉醺醺的。所有那帮爱尔兰人、法国人等等,如果你说一句反对那个教会的话,就会割断你的喉咙。肯定的,他们会的。瞧?
5在她额上有名写着说:“奥秘哉!大巴比伦,…”
呐,巴比伦是从哪里搬来的?从巴比伦搬到了别迦摩,成了…… 撒但搬了它的座位。哦,希望我们能把整本《启示录》讲完,这样你就能明白了。
5“…大巴比伦,作世上的淫妇和一切可憎之物的母。”
她是什么?众淫妇的母。这些淫妇不是儿子。她们是什么呢?
96

[原注:磁带有空白。]…它们的教会。是的,先生。“教会在圣经里不是称为巴比伦吗?”看,写在他们自己的书里。是的。

呐,如果她是一个妓女,一个淫妇,她也是众妓女的母,她就会有许多女儿。如果她们是女儿,她们就是女子,就是教会。呐,新教教会是从哪里来的?对不对?淫妇与妓女有什么不同呢?一样的。
97

马丁·路德出来,转了出来,给了真实教会一个机会;还有卫斯理;接着是五旬节运动;但每一个又都回到了尼哥拉一党人的观念中,组织起来,有总监督等等的东西,带着与他们一样的洗礼又回去了;同样的形式、同样的仪式,甚至很多教会还有教理问答和“万福马利亚。”不是万福马利亚,而是…… 那个同样的东西是什么呢?使徒信经。请你在圣经中指给我看使徒信经,弟兄。如果有一个信经,那就是《使徒行传》2:38;这就是使徒吩咐每个人要做的事。你从哪里听到有使徒弄出一个信经,说:“我信圣而公之罗马天主教会。我信圣徒相通”呢?

那位拿着钥匙的使徒彼得说:“在神和人中间,只有一位中保,乃是降世为人的基督耶稣。”[提前2:5]
98

但你看新教教会。他们做了什么?他们无法满足。每一个都出来,都带着五旬节的祝福出来。绝对没错。就连马丁·路德也说方言。绝对没错。他为自己辩解,说:“神啊,我嘀咕的这些可怕的言语,我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瞧?肯定的,他相信说方言。他肯定信的。

呐,整个时代下来他们都拥有圣灵,但当第一位创立者离世以后,他们总是偏离并成立了组织。如果你让路德派教会走下去,不组织起来,它就是五旬节教会了。什么是五旬节教会?我是指真正的五旬节,不是宗派的。现在,它跟别的只是半斤八两。瞧?他们做了同样的事,又把他们拉回到了尼哥拉主义中,就像起初所做的。多少人明白这点?请说“阿们。”[原注:会众说:“阿们。”]没错。呐,这样我就听到你们的话了,你们是…
99

看,众妓女的母。如果她们是妓女,她们怎么成为妓女的呢?是因为犯奸淫得罪神的道。如果神的道说:“悔改,奉耶稣基督的名受洗,”圣经里每个人都是奉耶稣的名受洗的;然而,你却用父、子、圣灵的名,这就是卖淫。对不对?如果圣经的洗礼是受浸(“受洗”是从希腊词来的),那么,你怎么得到点水礼和洒水礼呢?那些东西是从哪里进来的?如果你用握手、咬一口小薄饼吞下去,或类似的东西来代替圣灵;而圣灵却是像一阵大风从天降下,充满那些人,使他们说方言,叫喊,举止像醉酒的人一样[徒2:1-4];而你却用握手,把名字记在教会里,或类似的事来代替;你怎能不犯属灵的淫乱而得以逃脱呢?

100

呐,只要问问你自己。放下你的心思,把心打开,要诚实,弟兄。我们已在路的末了了。这些聚会在这里举行决不是徒然的,它们是神的命令。我非常肯定地相信这点,你们相信我是神的仆人。我是奉耶稣的名说这话,我来这里,是神放在我心里的。我这样做没有得到一分钱。我本可以在外面什么地方为病人祷告,或做类似的事。我本可以到外面去钓鱼,也照样拿钱;我从教会领取一份工资。但神把这点放在我心里,我无法躲避它,只有不断地对它呼喊,我也尽我所能去做了。我奉主的名来这里,凡我知道怎么做的,我都去做。你不要错过这个。

101

呐,新教徒,你明白我所指的天主教会和新教教会是什么吗?这个跟那个完全一样。绝对没错。

呐,“别迦摩”意思是“已婚的,”是指“已婚的。”
呐,让我们来看。主说:“因为在你那里,有人服从了巴兰的教训。”[启2:14]让我们来看这个。
我们还有时间吗?我要尽可能快一点。或者你们宁愿再等,等我们明天早上再回来?多少人愿意我们继续往下再讲一会儿?好的,呐,我知道这里有点热。如果你坐着不动还热,你想在这上面会怎么样呢?你瞧?哦,但我们是想远离那更热的地方。这才是关键,因为我们是永恒的。
102

呐,当然,当他们建立了那样的教会后,发生了什么?呐,注意听,我小子们。发生了什么?瞧,当然,它把圣灵从教会中除去了。难怪他们的主教没有一个叫死人复活或行神迹的。他们说那些圣徒是他们教会的,而那些圣徒却反抗这东西,但他们说那些人是他们的。

你看圣女贞德,这个年轻女孩。我要问问你们天主教徒,或新教徒,或任何人。在圣女贞德的时代,在法国当时没有别的,只有天主教会;他们将圣徒都扼杀了。但神在这个女孩身上运行,她拥有圣灵。她做了什么呢?她能预言一些事,主给她异象,预先说出来。她为病人祷告。她为一个死去的小婴儿祷告,婴儿就活过来了。那是五旬节。瞧?因为她抗议天主教会,天主教会怎样对待她呢?他们把她叫来审讯,把她当作女巫烧死在火刑柱上。
103

现在,你说:“圣女贞德。”大约两百年后,教会才发现他们所干的是什么。她是一位圣徒,哦,当然,他们为此作了忏悔;他们把那些判处她死刑的神甫尸骨挖出来,抛在河里。你以为这能把血从它手上洗去吗?圣经说:“每个殉道者的血都在她那里看见了。”[启18:24]这是主的天使说的,在巴比伦看见了,“每个被杀的,殉道者和基督所有殉道的圣徒,从尼哥拉一党人的时代以来,都在这里看见了,每个殉道者。”想想这点。(本弟兄,谢谢你)呐,想想这点。

104

呐,现在再多讲一点。基督徒教会与巴比伦联姻。“别迦摩”意思是“已婚的。”

呐,巴兰的教训。“因为在你那里,有人服从了巴兰的教训。”
哦,我真喜欢这些。哦,巴不得能在一个点上讲得久一点,瞧?但你们…… 我要你们明白了这点,然后再讲别的,因为这点充满了精金。我是个采矿者,我喜欢深入地下,把这些金块挖出来,把它们像这样磨光擦亮。每一块都必反射出耶稣基督,每一块。瞧?它们每一块都必反射出耶稣基督。他是阿拉法,是俄梅戛;是金块里的每一克拉黄金。没错。他是每一小块金块。这就是为什么他是神,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
105

呐,为要明白这点…… 我不想花时间读了,因为还有很多。我看到已经九点了。若是神的旨意,今晚我还有一件事要讲。我要你们把它记下来,明天自己读;你记下《民数记》22章到25章。我要你现在读这段经文,你可以跟着我读。现在看《民数记》22章到25章。

我们知道,以色列是神所拣选的民。对不对?他们是五旬节的。他们中间有圣灵。你记得昨晚的信息,摩西如何过红海或死海,发现在他后面的红海里,那血(那代表血),所有曾打过他和打过以色列民的工头们…… 摩西举起手,在灵里唱歌。哦,我们每个人都可以是摩西,因为我们回头看到主耶稣鲜红的宝血;看到每个老酒鬼、每个破酒瓶、每个下流的女人,我们生活中所做的每件肮脏的事,在主耶稣的宝血里,全都死了。这使我们在灵里唱歌。香烟、烟草,恶习和别的恶事在主耶稣的宝血中,都死了。所以,我们就可以举手,在灵里唱歌。瞧?
106

你看女先知米利暗所做的。呐,记住,她是个女先知。她拿着鼓,开始打鼓,在灵里跳舞;以色列女子跟着她在岸边打鼓,在灵里唱歌:真正的五旬节。

然后,你注意到,当时他们来到了摩押地。呐,我们讲回过去。现在,我们是讲圣经,巴兰的教训。摩押是以色列的兄弟。多少人知道摩押是从哪里来的?好的。摩押是我所称为的杂种,因为摩押是从罗得的女儿开始的。罗得从他自己的女儿生了一个孩子,他有两个孩子。摩押是其中一个,他建立了摩押国,一个部落。实际上,罗得是亚伯拉罕的侄儿,实际上,他是从同一条线下来的。我们知道这点。
呐,我要你注意,他们并不是异教徒,好像最近我们有一出戏演的那样。记住,他们是信徒。呐,当时,以色列人正走在前往应许之地的路上,来到那里,尽他们的本分走出一条路,但摩押人却挡在路上。他们就派使者去摩押,说:“让我们从你们的地经过。我们是你们的兄弟。”
107

呐,摩押代表尼哥拉一党人。呐,你稍后就会看到。以色列人代表真正的教会。巴兰是其中一个主教、教皇(现在注意看),是属血气的基督教。呐,我们注意到他得了恩赐;这点是毫无疑问的。他们很多人都是很好的演讲者,哲学博士和大人物。你无法否认这点。“有敬虔的外貌,却否认神的大能。”[提后3:5]

要坚守那个原本的五旬节。不要从那里离开。一离开,你就失丧了。要持守那个祝福。这就是了,就是那位赐一切福分的。
108

呐,注意以色列人的行程。他们来到了这个形式化的杂种教会,他们说:“我们经历了一场复兴。我们正往应许之地去,你们允许我们经过吗?如果我们的牲畜舔了你们的草,喝了你们的水,我们会付钱给你们的。”

他们怎么做呢?巴勒王很生气,他不要这样的聚会在他的教会或他的土地上举行。那么,他怎么做呢?他派人去请教皇或主教巴兰,一个受雇的先知,这人爱钱过于爱神。巴勒王对他说:“如果你过这里来,咒诅这群人,我就使你成为大人物。”神对巴勒说,我不知道是否碰巧有一些…… 我是指巴兰,不知道今晚这个世界上有几个巴兰?卫理公会传道人,浸信会传道人,天主教神甫(求神怜悯!)都知道,神…… 要是你读到我所读的同一本历史书和同一本圣经。这巴兰…
109

呐,注意。然后他说:“你下来咒诅这民。”

巴兰说:“哦,我要求问神。”[民22:9-20]
神说:“你不可去。”
但第二天早上,巴兰就去告诉了祭司,或王。
他又回来,说:“哦,我要使你成为大人物。”
于是巴兰继续求问神;神说:“你就去吧,去吧!”
看,如果你不跟随真理,你想,尼哥拉一党人,因为神为你做了,你正在做那样的事。有一个原本的真理。你只是接受神允许的旨意。你说:“神赐给我们圣灵,或他祝福我们,而我们是奉父、子、圣灵的名受洗的。”你们这些巴兰,巴兰的教训。神的确告诉了他,过后,他变得自高自大。神就让他去,随他的私意而行。你必须回到真理,根基的真理上,回到圣经上。“哦,他祝福了我们。”哦,我知道他会的。
神告诉巴兰,说:“你下去吧。你若想去,如果那是…… 你一定要走那条路,一定要走你的组织的路,就走吧,去吧!”
110

于是,巴兰出发了,跳上他的骡子,哦,不是骡子,是驴子,他就下去那里了。接着,你知道,主的使者站在路上[民22:21-35]。你知道,这位先知、教皇、主教、红衣主教,不管是什么,他瞎得看不见属灵的事,他所想的就是他要得到提拔了,因为他住在幼发拉底河上。我猜,他认为那是某个产业,就像“我要把我的教会建造在彼得这块磐石上,”或在罗马的某块石头上,或别的什么。但当他到了一个地步,天使拔刀站在那里,他太瞎眼了,甚至看不见天使。这骡子冲到墙上,挤伤了他的脚。然后,他骑着又继续走,天使又站在路上。神挡住了每一扇门。这骡子就转到边上。他便跳下来,拿着杖,开始拿杖对着它嚎叫。这头小驴子躺在那儿,头上挨了打。

111

我要指给你看是什么改变了他,是什么使他有这个想法,告诉他他错在哪里,神让那头骡子说方言:不是骡子,是驴子。不要说是骡子;骡子不说方言的,它是杂种。看,驴子才是纯种的。

摩押有过去的神迹,所有东西都是过去的。而以色列却有神迹随着。
这只小驴转过身,说:“我岂不是你的驴吗?我曾…”那个瞎眼的主教坐在那里,还在打那只驴,驴就用它未知的方言对巴兰说话。
他说:“是,你是我的驴子。”
“我岂没有载你吗?我亏负过你吗?”
“没有,你没有。但如果我有一把剑,就把你杀了。我要阻止这场聚会。我正在赶路,要去阻止那群圣滚轮经过这地方。我要把你杀了。”瞧?
112

接着,你知道,他刚好往四周看,心想:“哦,奇怪!我听到驴子在说话。”

哦,巴兰啊!看,神一直都以未知的方言对人说话。在过去的时代他做了。你说:“那只是在五旬节。”哦,不。不不。在伯沙撒的宴席上神说过方言,把它写在墙上。他们那里有一个人有讲解的恩赐;于是就为他们讲解出来,告诉他们那是什么[但5:5,17]。今天也是一样。
113

由于那里没有人可以讲解方言,神就让这个老巴兰(红衣主教)清醒过来,意识到是怎么回事。你知道吗?这个瞎眼的家伙说什么也要去。肯定的。这也是今天他们在做的,是一回事;摩押人,尼哥拉一党人,一直下来。他们继续往那里走,他去了…

呐,注意,如果神必须看重基要派,他就有义务祝福摩押人;因为你看,巴兰建了七座坛。正正好七个:指七个教会时代。你看到它属灵的意义了吗?呐,现在记住。属灵的意义,等会儿我会讲到这个很难懂的问题。瞧?属灵的意义。七座坛、七头公牛(洁净的动物)、七只公羊[民23:1],这些都说到基督的到来,他到来之前的几百年前就说了。
114

但他们相信。他们相信什么呢?他们相信耶和华神。他们还相信别的吗?他们相信有一洁净的动物要被献上。没错。他们宣称,他们相信弥赛亚要来,因为他们献上一只公绵羊(就是一只公羊)。对不对?

呐,你跟浸信会信徒好好谈一次,就知道他们是不是也这样做。绝对没错。
瞧,他们的差别是什么呢?以色列人处在山下,所献的祭跟他们在山上献的一样,也向同一位神祷告。难道你看不出尼哥拉一党人,那个杂种吗?看到吗?你看不出真正属灵的吗?他们的差别是什么呢?一个有神迹随着,另一个只有形式;这一个有神迹随着。
115

同样的事也发生在这里:尼西亚会议,尼哥拉一党人,形式化的基督教。圣灵又回来,说:“在你那里,有人服从了巴兰的教训。(瞧?)我恨恶尼哥拉一党人的行为,和他们那些教义,因为那是巴兰的教训,这巴兰曾叫以色列人绊倒。”他怎么做的呢?

当他出去要咒诅以色列民时,神说:“我要勒住你的舌头,你只能说我对你说的话。你不能咒诅我所祝福的。”[民22:35,12]于是他从那里往下看。
你看这个伪君子。哦,我们可以花很多时间来讲这个。瞧?你看这个巴勒王,这一切的首领,他对这个假先知说:“下去那里,看看他们的后面。”
116

那些大教会也是喜欢这样说神的一小群人。“你知道吗?我认得其中一个人。伙计,你知道他干了什么吗?他干这干那。他们是五旬节的。肯定的。”哦,但要是你了解他们的实情,报纸和杂志等就什么都不说了。只要有个五旬节的人什么时候出了错,你看,整个国家就会对他说东道西。肯定的。是的,先生。

呐,注意,巴勒说:“只要看他们后面那部分,最糟糕的部分。”
巴兰说:“好,我只看他们后面的,他们做得最差劲的部分。这就是我要做的;我只看他们的坏处,不好的地方。”因为如果他只看不好的地方,确实是不好。没错。他们天天都在犯罪。但有样东西他没有看见,他没有看见那块被击打的磐石,那铜蛇,和欢呼王的声音在他们中间:医治、神迹奇事,和悬挂在他们头上的那个火柱。
这个瞎眼的先知看不见这些。是的,先生。他只是指出他们肮脏的部分:“瞧,我认得那个人,他跟别人的妻子偷情。我知道这事;他偷了一些钱。”是的。没错。我承认有这些;但他们在那里也有同样的事,这些人却一句也不提。瞧?所以,他只把最坏的部分显给他看。
但神说,他说:“你只说我说的。”然后,巴兰进入灵里,魂游象外,他没有咒诅以色列人,反倒祝福他们。阿们!就是这样。
117

呐,如果神已经补偿或尊重基要派、这些高校、大神学院、大学、哲学博士、文学博士,哦,各种神学博士;瞧,要是他尊重这些,那么,你就能…… 他就要尊重他们。瞧?但神却尊重并已经将祝福赐给了以色列人,因为有圣灵,有王在其中。他们说:“营中有欢呼王的声音。”[民23:21]哦,什么?是什么?是“众圣徒的王。”什么样的喊声和欢呼声?另一个国度的。

我要向你证明他们不是宗派的人。你要我这样做吗?我想我记下了一节有关的经文。是的,先生。让我向你证明以色列不是宗派。让我们翻到《民数记》,这样你就明白他们不是的。呐,摩押是个大宗派。我们翻到《民数记》23:9,我从第8节读起。
巴兰说:
8“神没有咒诅的,我焉能咒诅?耶和华没有怒骂的,我焉能怒骂?
呐,你听神怎么说。
9我从高峰看他,(那是神。不是从山谷底下看,而是从山峰看。哦,他的眼看顾麻雀,我知道他也看顾我)我从高峰看他,(阿们。不是从某个山谷的背后看,这样你就会看到他们后面的部分;神说:’我看见一切。’)我从高峰看他,从小山望他。这是独居的民,不列在万民中。“(哈利路亚!)
这很清楚了吗?他们不是宗派:“万民。”哦,他们是流浪者,住在帐棚、小巷里,是街头角落里的小布道团。一拖欠租金,人就把他们踢出去;神正要他们去别的地方,瞧?流浪者。没错。
118

不久前在牙买加,有个很好的五旬节派神学博士站在那里。我说:“哦,主曾大大地祝福了早期的五旬节派教会,当时他们一无所有。”我说:“他们四处流浪。”

他说:“哦,伯兰罕弟兄?”
我说:“请说,弟兄。”(很可爱的弟兄)
他说:“我想给你指出你错在哪里。”
我说:“哦,我很高兴这样。我总想知道我错在哪里,因为神知道我不想做错。”我说:“瞧,如果我错了,我肯定想知道,弟兄。谢谢你。”
他说:“你一直称赞那些五旬节的人。”
我说:“是的。”
他说:“他们把家产卖了,这是他们所犯过的最可怕的错误。后来逼迫来了,他们连个家都回不去了。他们没有地方可去,就四处流浪。”
我说:“这正是神的旨意。”
他说:“为什么?”
我说:“如果他们有家,他们还会回去;但他们不得不到这到那,把消息传到各处,说圣灵已经降临了。”
不要告诉我神犯了一个错误。他决不犯错误。他知道怎么做。他们卖了家产,成了流浪者,把消息传到各处;藉着这些放弃一切而得到圣灵的流浪者,这消息就传遍了整个世界。这些人不属于任何宗派。瞧?
119

呐,记住,宗派就是神所称为的“注入到巴兰教训里的东西。”可是当时,巴兰无法让以色列人进入这个宗派,你知道巴兰做了什么?呐,现在注意听;我们快要结束了。呐,巴兰所做的,跟他们在尼西亚会议上所做的正好一样。这就是为什么神说“你们当中有了巴兰和尼哥拉一党人的教训。”

呐,尼哥拉一党人就是那些跑出来想要建立组织等的人。它最后…… 多少人知道这是事实?就是那些组织。这的确是神的真理。最后,他们建立了世上最大的组织。他们建立了什么?天主教。“天主教”这个词的意思是什么?“普世的。”一个世界性的组织,组织起来了,“所有那些小东西都必须归入一个教会。”呐,如果你注意,哦,你继续往前走。
120

看。巴比伦是什么?谁造了巴比伦?宁录[创10:8-12]。他做了什么?他建了一座大塔,一座大城,强迫其它所有的城向这座城进贡。组织,这就是组织的背景。肯定的。到了这个教会时代,他们又组织了,把万国都带入她里面。圣经在这里说:“这淫妇使万国都喝醉了她淫乱的酒。”[启17:2]她所犯的淫乱就是,她宣称是基督徒却又散发这样的东西:教理问答、祷告册等等。新教出来后,也做同样的事,完全跟着她的老路走。

121

好的,现在让我们再往下看。好的。神所说的就是:“这些就是巴兰的教训。”

呐,当巴兰发现他不能咒诅以色列人时,他做了什么?他告诉巴勒一个好主意,让他请以色列民来庆祝他们神的节日。他们在那里庆祝一个大节日,在他们那里举行。他们庆祝一个节日,这节期叫做巴力毗珥,巴力-毗珥。我想是叫巴力毗珥。那是个敬拜的节期。
巴兰说:“呐,我告诉你,巴勒,我要给你出一个好主意。如果你…… 神不会咒诅他们,就是这样;所以我告诉你我们要怎么做。我们不能除灭他们;但如果你请他们过来,整件事就对你有利。”
看,正是这样,这正是康斯坦丁所做的。完全一样。这就是为什么说是巴兰的教训。
122

他们做了什么?后来,巴勒的教导进入以色列人中间;他们请所有以色列人过去参加那个大节期,赴他们的盛宴,哦,大舞会,在那里参加狂欢会。当以色列人到了那里,瞧,他们看见那些漂亮、穿着性感的摩押女子。是的,不像他们自己那里的普通女子。哦,她们看上去太漂亮了。瞧,她们化妆打扮,哦,她们懂得表现自己。以色列人就迷上了她们,开始犯奸淫。巴兰知道,如果神不会咒诅以色列人,他就把他们拽到宗派的一边,导致神的忿怒而击杀他们;如果他能使以色列人偏离真理的道,神就会亲自杀死他们。

123

一旦你走出去加入教会,而不是领受圣灵的洗,你就死了。不光是你们,在这里也一样。过会儿,我要把这点讲透。是死的,对这里的路德、即撒狄时代,他说,“你有一个名。”撒狄这个词意思是死。“按名你是活的,其实是死的。”[启3:1]这是神说的。是的。瞧?

当他们在那里犯了属灵淫乱后,教会离开圣灵的洗,嫁给了宗派,他们就死了。就是这样。这是圣经说的;是神说的,对众教会说的。
呐,我要在这里给你们读一些东西。
124

神,他怎么做呢?呐,当以色列人做了这件恶事,他们陷在淫乱中,神一时就杀了他们四万二千人:四万二千人犯奸淫。这点在这个教会里指的是什么呢?属灵的淫乱,你宣称是基督徒,却仍然活得像世人一样。哦弟兄,你们领受圣灵吧!逃离这些陈旧的信条等东西吧;它们是死的(背诵使徒信经或某种信条,从祷告册上念几句祷告词或类似的事),耶稣从未告诉他的子民要念祷告词,他说:“祷告!”祷告。是的。

125

呐,康斯坦丁的节期就像巴兰的一样。呐,注意。就像巴兰的异教节期一样,康斯坦丁也有一个异教节期。是的。别迦摩受到了邀请。呐,注意这点。

我这里记了一些东西;现在我想,算了不讲了。好的。好的。刚才我一直在找我写下的一些笔记。
别迦摩受到了邀请。是的,尼西亚会议之后,他们被请去参加一个节期。他们被请去参加冬至节期,它是指太阳,敬拜太阳;这是个异教的神,在12月21日降临,即一年中最短的一天。整年的时间都没有什么变化,直到12月25日以后。所有异教徒都庆祝太阳神的生日。太阳神的生日是一年中最短的一天,12月21日。任何读过教会历史的人都知道,异教徒在那天拜太阳神。那是一个节日。
瞧,罗马人有大型的运动会,罗马马戏团。多少人在这里看过,就是不久前什么时候演过的《宾虚》?瞧?呐,罗马马戏团;罗马人在那个太阳日搞的就是这些东西,纪念太阳神的生日。看到吗?
126

呐,他们在那里有盛大的节期,邀请尼哥拉一党人上去。哦,这岂不完美吗?“在你当中有巴兰的教训。”瞧?告诉别迦摩他们有了什么;大型的赛马会。在那里,这些尼哥拉一党人心想:“哦,真不错。这个大节期每年都举行吗?”“是的。”于是,他们就被邀请,去到这些所谓的大主教,或不管叫什么,到他们那里去,他们使这些东西一直做下去;带进了淫乱,带进了奸淫,逐渐形成了天主教会,每个新教宗派也是这个组织的一员。神没有组织,他恨恶组织的名。圣经这么说的。

当他们那样做时,发生了什么?现在他们说,他们必须有一个属灵的意义,于是他们把神儿子(主耶稣)的生日从四月(所有优秀的学者,有属灵启示的人,都知道,耶稣是照着自然的季节出生的,就像羊羔和其它动物一样出生在四月)改到12月25日。还在敬奉圣诞节,现在是圣诞老人了。哦,求神怜悯。瞧?还加进了更多的异教庆祝。这就是了。你看到了吗?被邀请了,巴兰,“在你当中有巴兰的教训。”就是这样。(哦,神啊,求你启示。天父)瞧?生日从四月改到…
127

呐,历史学家说,“所有证据都证明耶稣是生在四月份,因为这正是万物复苏的时候。”但他们把它改到12月25日,在异教神生日的五天后,这样他们就可以把他们的仪式合在一起:异教和基督教。天主教根本什么也不是,只是一堆异教迷信和基督教的废弃物混在一起。没错。这是真的。而向她屈膝的新教正是这淫母的女儿。绝对没错。

128

呐,愿神帮助我们成为真正反对一切不敬虔之事的人。瞧?哦。

为了套上属灵的意义,你知道主教怎么说吗?主教说:“我们有权利这样做,因为他是公义的日头。”嗯。哦,他们找到了一个漏洞,就像他们在《马太福音》28:19的父、子、圣灵的事上一样,一模一样。肯定的,他们找到了一个漏洞;他们必须有某种属灵的意义。你瞧?但它不…
圣经说:“凭两三个人的口作见证,句句都要定准。”[太18:16;林后13:1]神在那里这么说,他也说了三次。如果神打算证实什么别的事,他就带上彼得、雅各和约翰;他做一切事,都有两三个见证人来证明他所做的一切事;整本圣经都是这样。没错。
但你看,这些小东西必须临到那里,这样他们才会捡起来而成为那样。神从创世以前就知道了。他们在那里所得到的属灵运用是,“因为他是神的儿子(S-o-n),我们就拿异教太阳(s-u-n)的生日当作儿子(S-o-n)的生日,因为他是公义的日头。”哼。你知道,新教徒也热衷这个,等等。肯定的,他们会的,把经文拿出来用到别的地方去。哦。我们停一会儿。好的。
129

这里有件小事我想讲一下。让我们快点看这最后一节。我们可以看吗?好的。现在我得真正快一点了。我们快讲到这节的要点了。好的。现在我们讲到哪儿了?

14“然而,有几件事我要责备你,…巴兰…(没错,我找到了)
15你那里也有人照样服从了尼哥拉一党人的教训。
16所以你当悔改,若不悔改,我就快临到你那里,用我口中的剑攻击他们。
17圣灵向众教会所说的话,凡有耳的,就应当听!“
瞧,当时,康斯坦丁做了这事;他们定下了这个大节日。我刚才打算不讲这点了;现在我要等等,然后再读,因为圣灵一直要我回去,这是为什么刚才我说了这些话,他说:“你不要不讲这点。”现在他来了。嗯嗯,好的。这原因是…
130

当他们定下这件大事后(我要告诉你们发生了什么,这样你们就会明白),这就是后千禧年学说的诞生。因为教会变得富足了,极其富足。它是什么?大有能力。它超过政府,政府和教会合在一起。

呐,神有一个国度吗?耶稣岂不是说过吗?撒但曾对耶稣说,万国都是它的,它把天下万国指给耶稣看,说:“它们每个都是我的。我想怎么做就怎么做。”[路4:5-6]那么,要把神与魔鬼合在一起吗?哦,你做不到。你当然做不到。这就是为什么政府要组织起来。神不是这些组织。肯定不是的,你不能那样做。
131

但后来他们做了;他们把自己的教会叫基督教;他们让教会跟国家、跟整个罗马帝国等一切都联合起来。大主教凌驾于这一切之上。后来,他被称作教皇;但当时他还称主教。博尼费斯三世是第一个成为教皇的人。

后来我们发现,他真的坐在那里作为教皇来统治。他们有了一个有人类样式的神,有了一个大祭坛。他们有很多财富。他们有大权势、铺大理石的祭坛,到处镶嵌着宝石等等。他们有许多大教会,他们控制着政府。你知道吗?他们传出话来说,那就是千禧年,并说所有给那些可怜的犹太人的应许,神都已经抛弃他们了(但神说他决不会这样做),他们试图在主耶稣再来之前引进千禧年。耶稣再来的时候,千禧年才开始。
132

这就是后千禧年的诞生地。这就是为什么天主教直到今天都不教导耶稣的再来。什么都在教会里了。这就是千禧年。教会拥有一切。就是这个。看,这个没有耶稣基督再来的后千禧年(哦!)。这个一直持续到康斯坦丁被暗杀,在主后312年到606年之间。后来,博尼费斯三世成了统治整个普世教会的总主教或教皇。

133

我想,我们讲完这一节,这样,我就讲完了。赞美神。瞧?现在,我再坚持一会儿。第17节。

17“圣灵向众教会所说的话,凡有耳的,就应当听。得胜的,我必将那隐藏的吗哪赐给他,并赐他一块白石,石上写着新名,除了那领受的以外,没有人能认识。”
你们愿意等到明天晚上,还是现在就讲?[原注:会众回答说:“现在。”]好的。
134

天父,我祈求你让会众现在就明白,奉主耶稣的名,愿在各处的,磁带所去到的各处的人都明白,愿他们都知道我这样说,是因为它们是神的解释,是你赐给我的。阿们。

135

“…得胜的,…”

首先我要你们记住的是,这每一个信息都不是写给教会的,而是写给教会的使者的。回头看这里,第一个教会,以弗所教会,写给教会的…
“写信给以弗所教会的使者,…”(对不对?)
是的,第二个教会时代,第8节。
“写信给士每拿教会的使者,…”
是的,第12节。
“写信给别迦摩教会的使者,…”(对不对?)
信息是写给教会领袖的。愿神帮助那人,使他不离开信息。但信息赐给了使者,使者在神的手中,在神自己的控制下,从神那里,从神的右手那里赐给他兴旺的能力。他们在他的右手中;就是说,当他们在地上时,他们有至高的能力,因为他们是从主来的光,把光带给那个教会时代。看,“写信给教会的使者…”写信给那个时代的星,是他负责任的。如果教会的使者不传讲这道,他就要负责任。没错。那个使者必须在审判时做出交待。
136

多少人还记得不久前在这里的那个异象?你看。当我躺在床上时,圣灵临到,我回头看,我妻子躺在那里。我也躺在那里,后来我上升去到了神的同在中,我看见了所有那些人。你还记得我讲过这事吗?你们都记得。是吗?

我说:“瞧,他们是…”
他说:“他们是你的人。”
我说:“都是伯兰罕家的人吗?”
他说:“不。”那里有几百万人。他说:“都是你带领信主的。”
我说:“信主的?”
他说:“你看,这个女人,你那么欣赏她,她年轻、美丽;你领她归入基督时,她已经九十多岁了。”
我说:“哦。”我说:“那么我还惧怕这事吗?”
他说:“我们正在等候主的到来。”
137

我说:“我想见主。”

他说:“你现在还不能见他。”又说:“他快要来了。我们正在等他。他来的时候,要先到你这里来。你要照着你所传讲的福音受审判,我们将是你的人。”
“可是,”我说:“你是指我要对所有这些人负责吗?”
“我们所有人。”
我说:“那么,每个人都要…”
他说:“你生为一个引导者。”
我说:“那么,每个人都要负责吗?”
他说:“每个引导者。”
我说:“圣徒保罗怎么样呢?”
他说:“他要对他的时代负责。”
“那么,”我说:“我跟他传讲同样的福音。”
几百万个声音响起来,说:“我们就是安息在这个上。”瞧?是的,“安息。”
所以神的使者,教会时代的使者,要负责任,如果他不传讲这道的话。是的。
138

“隐藏的吗哪。”让我们尽量把它讲解出来。隐藏的吗哪预表什么?在圣经里,隐藏的吗哪,或陈设饼,被保存在一个地方,它只是给祭司的。多少人知道这点?瞧?呐,它不是给…… 也有给会众的饼,但有一种特殊的饼是给祭司的。对不对?

这是一种特殊的饼,特殊的饼,隐藏的吗哪。它是什么?谁是我们的吗哪?基督。是的,《约翰福音》6章48到50节,你可以记下来,耶稣说,他是从天上神那里降下来生命的粮,即吗哪[约6:51]。
139

瞧,什么是隐藏的吗哪呢?这不是赐给所有会众的吗哪。这启示浇灌在教会的使者身上,就是道的启示(瞧?),道的启示赐给那个时代的使者;因为它被隐藏了起来,到处都看不见,然后,又把这隐藏的吗哪启示回来,并且赐给教会的使者。瞧?你明白了吗?它是有关基督是什么的更大一点的启示,可能也是更高一点的呼召。

140

不知道路德有没有认出来?不知道卫斯理在他的时代有没有认出来?哦。不知道圣徒马丁有没有认出来?爱任纽呢?呐,你知道,教会甚至不给这些人册封,他们认为这些人不是圣徒;然而,他们是那些有神迹随着的人。而这些人却给自己的主教等册封。

瞧,不久前在这里,有个妇人去一家英文书店找圣徒马丁生平的书。她说:“圣徒马丁。”
那人从架子上取出书,说:“他在历史上不怎么有名,他没有被册封为圣徒。”瞧?一直到今天。但是神认得他的名;神知道他是谁。
141

看,这就是差别。人想要他们的名字记在某个大东西上,但神的子民却想躲避这些东西。他们不想有大名声,做大人物;他们想要谦卑,那种谦卑。向上就是向下。“凡自卑的,必升为高;自高的,必降为卑。”[太 23:12]谦卑自己!不要试图成为大人物;而要成为卑微的人,做你自己。瞧?在神面前要卑微,在自己眼里也要卑微,看别人都比你强[腓2:3]。“你们中间谁为大,谁就要作你们的用人。”[太23:11]

谁能比束腰为门徒洗脚的耶稣基督更伟大呢?他成了一个给人洗脚的人。天上的神,天地的造物主,为渔夫洗那沾满粪便和马路尘土的脏脚,哦,因为他们的长衫在地上拖着灰尘,要把灰尘洗掉;这就是他,一个给人洗脚的人。然而,我们却以为自己是个大人物。我们必须成为博士、哲学博士、这个那个。哦。那不是基督。那不能体现这可爱的耶稣基督。他成了所有人的用人。没错。这给我们作一个榜样,叫我们可以照着他向我们所做的去做[约13:15]。哦,这就是我的主。就是这个使他伟大,因为他使自己卑微。看,就是这个使他变得伟大。
142

我一生中有幸见到一些大人物,我也有幸见到一些自以为伟大的人。一个真正伟大的人竭力使你认为你伟大,而他什么也不是。瞧?我曾见过君王和真正是伟人的人,等等。我也曾见过真正坚定的基督徒,穿着补丁的衣服,就像这样;有些人站在讲台就像一个硬纸盒。瞧?哦。是的。

143

隐藏的吗哪,这有一点特殊。什么是特殊呢?不是给…… 是圣灵的祝福吗?哦,不是,那是给全会众的。但隐藏的吗哪是一个特殊的启示,因为他必须教导别人。瞧?他对圣经有更多的认识,使他能教导别人。他应该是这样的。对不对?你永远不可能比你的牧师更高。你们要记住这点。明白吗?因为他是喂养你的牧者。如果他是牧者,他就必须知道喂养羊群的吗哪在哪里。对不对?呐,这有点特殊。注意看一下,这启示,隐藏的吗哪。

144

呐,白石,他将得到一块白石,这使者将得到白石。一块白石,就是一块石头,是吗?没错,纯洁的。

有一次,耶稣遇见一个人,他的名叫西门,主把他的名改为石头,“彼得。”为什么?他拿着钥匙。对不对?主改了他的名字,使他成为一块石头。对不对?彼得拿着钥匙,因为他是那位拿着天国钥匙的人[太16:19]。
“一个新名,石上写着新名,除了他自己以外,没有人认识。”他知道他是谁,但他无法告诉别人。瞧?除了他自己,没有人认识。瞧?彼得知道他拿着钥匙,但你没有听到他为此夸耀。那些夸耀自己是大人物的人,通常什么也不是。“一块白石,石上写着新名。”不是他自己的名,他是另外一个人,瞧?只有他自己能认识(他有了石头,名字)。看,记住,这是喂养教会的特殊吗哪。
145

记住,当这件事发生在这个教会,是在同一个时代,同一个时候,这一点被启示了,即尼哥拉一党人已经为自己设立了一个教会的头:教皇;并给他一个白石的祭坛,在他下面,一个大理石的祭坛(对不对?),里面镶嵌着各种饰钮等类似的东西,这在他是宝贵的。

但这位主的使者知道他是谁,是神的一个儿子,是藉着耶稣基督启示来的。
当尼哥拉一党人设立自己的领袖,在他脚下放一块大理石时,瞧?神也为他的被圣灵充满的一群人设立一个被圣灵充满的领袖:即他的使者;在他身上盖了一个带名字的印,但他不可以泄露。他必须向自己守着。瞧?“除了他自己,没有人认识。”
“隐藏的吗哪,一块石头,一个新名,除了他自己,没有人认识。”这信是写给教会使者的。我不知道路德是否认识它?不知道卫斯理是否认识它?不知道其他伟大的使者是否认识它?
146

我不知道,今天他是否很快来到世上;这伟大的光明使者很快临到我们;领我们出去,伟大的圣灵在大能中出现,领我们到耶稣基督那里。他可能还不知道,但有朝一日他必要在这里。他要使…… 神要将他显明。他不需要显明自己;神要将他显明。神必证明他自己的人。这就是主说的,当耶稣在地上时,人却不认识他。瞧?他说:“我若不行我父的事,你们就不必信我;我若行了我父的事,你们纵然不信我,也当信这些事。”[约10:37-38]对不对?

147

哦,他真奇妙。在《启示录》,呐,你看到教会处在哪儿吗?看到他们怎么被挤出去了吗?看到教会怎么出去的吗?呐,主若愿意,我们明晚就来讲这个时代。

呐,我很抱歉留你们这么久,但我希望你们学到了一些东西,记下了笔记。我这里还有一些,还有大约三、四页,但我没有时间再讲了。因为时间已经晚了,大约还差十七分就到十点。但不管怎样,我们会把它放在书里,这样,我们就会看到了。
148

呐,多少人全心爱他?多少人全心相信他?哦。呐,你认为我站在这里讲,只是因为我们不是一个组织;我们不是组织,才说那些事吗?弟兄,你现在明白了吗?为什么我一生都在反对这东西。看,这是圣灵。我自己也不明白;直到几天前我才知道。瞧?我不知道是什么使我这样做;我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大声反对生活不正当的女人等等;我过去不知道;但现在知道了。瞧?

149

呐,主知道这些事是不对的。在历史上,这些事就被指出来了。圣经说,呐,你看。圣经预先说这些事要发生。呐,我们都知道,不是吗?然后,我们拿那个时代的历史来看,看到它完全照着圣经所说的那样发生了。对不对?那么,当我们从这里往下讲到我们的教会时代,他预言我们教会时代的事,也必完全照着神所说的那样发生。你相信这点吗?哦,难道你不想…

哦,我想要见他,仰望他容颜,
永在那里歌唱他救赎之恩;
在荣耀街上,让我放声唱,
忧虑全无,终回家,永欢呼。
哦,我想要见他,仰望…(多少人想呢?)
永在那里歌唱他救赎之恩;
在荣耀街上,让我放声唱,
忧虑全无,终回家,永欢呼。
150

呐,你们现在跟前面的、后面的、周围的人彼此握手,和所有卫理公会、浸信会、长老会的信徒握手,不管是谁。

当我行过这地,边走边歌唱,
哦,把魂指向各各他…(不是教会,是各各他),主的宝血,
多少毒箭刺我魂,里里外外。
哦,但我主一路引领,我必依靠他。
现在让我们站起来。
哦,我想要见他,仰望他容颜,
永在那里歌唱…(让我们举起手)…救赎之恩;
在荣耀街上,让我放声唱,
忧虑全无,终回家,永欢呼。
151

哦,我多么爱他。我多么爱他。真奇妙,真奇妙。

真奇妙,真奇妙,耶稣真奇妙。
这策士,和平的君,全能的神是他。
哦,拯救我,保守我,脱离罪、羞辱。
真奇妙,我的救赎主,颂赞他尊名。
前我失丧,今被寻回;我已自由免定罪。
耶稣给我自由和完全的救恩。
他拯救我,他保守我,脱离罪、羞辱。
真奇妙,我的救赎主,颂赞他尊名。(大家放声唱)
真奇妙,真奇妙,耶稣真奇妙。
这策士,和平的君,全能的神是他。
哦,拯救我,保守我,脱离罪、羞辱。
真奇妙,我的救赎主,颂赞他尊名。
哦,多么奇妙!
真奇妙,真奇妙,耶稣真奇妙。
这策士,和平的君,全能的神是他。
哦,拯救我,保守我,脱离罪、羞辱。
真奇妙,我的救赎主,颂赞他尊名。
152

让我们一起说,“赞美主的名。”赞美主的名。我的救赎主!记住,明天晚上七点。在这之前,在你们回来之前,请这样做。

时常携带耶稣圣名,你们忧愁困苦人;
他能赐你安慰安宁,无论何处带着它。(神与你们同在,弟兄)
宝贵名,(宝贵名,)何甘甜!(何甘甜!)地之望并天之乐;
宝贵名,(宝贵名,)何甘甜!地之望并天之乐。
我们低下头,以祷告来唱最后一首或最后一节。
旅途完毕不再劳碌,耶稣圣名永颂扬。(主神啊,医治这些人,主,我们要…)
在他脚前欣然俯伏,尊敬他为王中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