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1206 士每拿教会时代

1

大有荣耀的父啊,今晚我们很高兴地知道我们里面有不死的生命。我们神的生命藉着火舌分开,落在他们各人头上,他们就都被圣灵充满,按着圣灵所赐的口才说起别国的话来[徒2:2-4]。哦父啊,我们多么感谢你将自己分在教会中间。难怪我们的主说:“到那日,你们就知道我在父里面,父在我里面,我在你们里面,你们也在我里面。”[约14:19]天上的神实在住在他的子民中:“还有不多的时候,世人不再看见我,你们却看见我,因为我与你们同在,甚至在你们里面,直到世界的末了。”[约14:19;太28:20]历经各个教会时代,你仍在这里,你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来13:8],我们藉着你所行的事工认识你。“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可16:17]

2

主,我们看到所有时代的高潮,时间就要走完,永恒即将融入。父神啊,我们很高兴地知道我们今天正活在这余剩的日子里;并审察自己的生活,查验我们有何种的目的和动机,也看到圣灵已经接管了。神啊,愿今晚在你神圣同在中的每个人都意识到我们所生活的这些教会时代,赶快逃向主耶稣;因为经上明明地记着:“耶和华的名是坚固台,义人奔入,便得安稳。”[箴18:10]

哦神啊,今晚请来,主,恩膏我们的全人。哦主啊,把那些极度困惑的流浪者带来;看到这些可怜的羊,主,他们不知道要相信什么;有牧者从各地打来电话。父啊,我们祈求,愿他们听见群羊的大牧人主耶稣,他伟大的圣灵今晚在说:“我的孩子,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你们得安息,这安息把你们印进永恒的归宿。”[太11:28]在地上不要再摇摆不定了,因为我们看到时间快要走完了。父啊,求你应允。藉着说话的人说话,藉着听道之人的耳朵听,因为我们都在听。我们奉耶稣的名祷告。阿们!(请坐)
3

呐,今晚我们要查考第二个教会时代。我看到许多人在作笔记等等;这就是为什么每次我都要讲明白。

呐,第二个教会时代叫做士每拿教会时代。士每拿时代的出现,是在以弗所时代结束的同时开始的。以弗所时代从主后55年到170年。士每拿时代从170年开始,一直到312年。这个教会是个受逼迫的教会,是戴殉道者冠冕和受患难的教会。神给这个时代蒙拣选的教会的应许,是赐给他们生命的冠冕。
4

每个教会都有一个星,这星拿在神的手里,代表那个教会时代的使者。我认为以弗所教会时代的使者的最佳人选是保罗(虽然圣经没有说他们是谁);因为他建立了以弗所教会,是那个教会时代的传道人,他把光带给教会,圣徒约翰从那里又把光传下去。然后是玻利卡,一直下来;是玻利卡,一直传下来。

5

呐,士每拿时代的使者,我相信我能找出来的,是爱任纽。呐,我要告诉你们为什么我挑选爱任纽而不是玻利卡。呐,大多数神职人员和圣经教师都会认为那使者是玻利卡。呐,玻利卡是圣徒约翰的门徒;这是真的。玻利卡给这点盖了印;他是个殉道者;人刺中他的心脏,把他杀了。但他是个伟人,是个有名的人,敬虔、甜美的人,毫无疑问,他是曾经有过的最伟大的基督徒之一。对他的生命你找不出一点可责之处。

我挑选爱任纽的原因是:因为我相信爱任纽比玻利卡更接近经文。因为玻利卡有点倾向罗马建立组织的想法;而爱任纽坚决反对,毫不留情地公开指责这种东西。后来,正如我们所知道的,最大的争论出现在尼西亚大会上;其中一个焦点问题是:神是三位还是一位。爱任纽接受神就是神,神只有一位的立场。
6

我可以从《前尼西亚教父》第一卷412页读一小段,如果你要记下,是在《前尼西亚教父》第一卷412页。如果你要记下几卷,是第三册的最后部分。你可以全部读下来,有好几章,或好几段句子。呐,我从后面读起,从最后二、三十节开始读起。我不全读,就读一部分。

“所有其它的类似表述,都带出对同样一位的称呼,”(看,他竭力要说他们所称为的父、子、圣灵,他说那是称呼,不是名字,是同样一位的不同称呼。这正是我们今天教导的)“好像,例如(然后是插入语,用英文写的):大能的主、主-众人之父、全能的神、至高者、创造主、造物主,以及类似的称呼。这些并非是不同的几位接续下来的名字和称呼,而是同一位的称呼(阿们),藉着这个名字,父神,将所有这些都给予一切的存在物,给一切受造之物以恩惠。”
7

爱任纽说,这一切称呼都集中在一个名里,归在一位神以下,它们只是有关他本体的称呼。他是沙仑的玫瑰。这是他的本体,是一个称呼。他是晨星;他是阿拉法,他是俄梅戛;这些是有关他本体的称呼。他是父,他是子,他是圣灵。但只有一位神,一位神,他的名是一个。这就是我认为爱任纽在他的简述或对圣经讲解上是正确的一个原因。

8

另一件事,我想读给你们听的,是在《它如何发生的?》一书中找到的。这书是历史学家写的。《它如何发生的?》是由R.C.黑泽尔汀写的,是有关早期教会历史的。该书第180页说,“主后177年到202年爱任纽时期的属灵恩赐。”现在,我引述这段的原因,是要把它录在磁带上(你瞧?),然后写在书上。

“在爱任纽的时代,法国的大多数使徒教会都拥有各种属灵的恩赐。”这是由于他的教导。瞧?“爱任纽在里昂教会的成员(是在法国的里昂)也说方言。看见死人复活并不是稀罕的事。医治每天发生在各处传福音的教会中。(爱任纽知道如何教导这点)奇事经常发生。事实上,那些教会从来都不会没有神同在的奇迹彰显,或藉着异象、或自然因素的超然延伸、或某件奇事;这些使人想起那个时代传福音的基督徒,他们是主的可爱门徒。但从过去的历史中,我们却不能在第一间罗马教会那里找到一个叫死人复活的例子。”
这些人,他们对任何一方都不感兴趣,只是说出事实。他们是历史学家。
9

这就是为什么我认为是爱任纽,因为(你瞧?),他拥有保罗和使徒们传下来的同样信心。这就是为什么我相信他是士每拿教会时代的使者;因为他拥有同样的圣经教导;而建立在神话语基础上的圣经教导,每次都必产生同样的结果。如果你单单接受神的规则,严格照着字句执行,不管教会说什么,只照着圣经所说的方式去做,就必产生同样的结果。这就是爱任纽所做的。

10

呐,据我所知,我想玻利卡是个好人;但我说他非常倾向组织教会,就像尼哥拉一党人做的。他们组织教会,把兄弟之爱带到一起来。从知识上说似乎很好。但你看到吗?圣灵远超过知识的东西,以至你所思想的甚至与圣灵不符。神说:“我的意念高过你们的意念,我的道路高过你们的道路。”[赛55:9]只有一条途径可以做,就是照着蓝图跟随神。没错。

11

呐,我们可能想,如果你从这里出发,假如今晚我要去芝加哥,我可以从这里出去,找一个指南针,说:“呐,让我看看,芝加哥位于这个方向。好的,我要出发了。”我出不了杰弗逊维尔的。瞧?我必须找来一张公路图,上面划出一条路,我可以坐汽车走六、七个小时到达芝加哥,但我不能沿直线走。飞机也不能沿直线走,它有一条航线,必须飞到某个高度等等,还得在某个角度上飞行。

有一条现成的路,而神有一条路。神为他的教会和子民预备了一条路。神从未想要教会被教皇、红衣主教、大主教或总监督控制。圣灵是永生神教会的师傅,抚养教会。所有的圣洁不是都去到红衣主教或神甫那里,使他在教会里成为圣人。平信徒也完全有圣灵的权利,与任何传道人、牧师、执事、理事或其他人一样。平信徒…
12

就是因为这样,才称它是尼哥拉一党人的。正如我们昨晚讲的,“尼哥拉一党人,”从希腊文里我们得到这个词,然后拆开。“尼哥”(N-i-c-k-o)意思是“征服或压制。”是什么?尼哥:征服;拉:平信徒。征服平信徒,通过给他们一个教导他们的僧侣等级,来压制他们。他们把自己的结论汇总到一起。尼西亚大会就是这样举行的。因为许多人聚集在尼西亚大会上,搞出一个等级。我们不想在这点上多谈了,因为星期四晚上要讲尼西亚大会。

但这里就是罗马天主教会成立的地方,从一群由圣徒保罗、爱任纽和圣徒马丁等带领信主的人组成的。他们都是悔改信主的基督徒,从异教转变为基督教,但却想把教会拉回到旧约的事奉形式中,就像设立大祭司一样,搞出使徒大统,从一位教皇到另一位教皇,再到另一位教皇。如果我们藉着圣经往下看,你就会发现这完全是事实,神从一开始就谴责这种东西;在昨晚讲的教会时代中,神说:“我恨恶它。”教会也恨恶它。
13

神从来没有想要人来管理教会。神管理他的教会,他藉着圣灵的恩赐来管理教会。圣灵的各种恩赐在教会中纠正人的灵。他在自己的教会里有五个事奉的职分。第一是使徒或宣教士。宣教士是最高的呼召,是使徒。“宣教士”这个词的意思是“被差遣的人,”“使徒”意思也是“被差遣的人。”为什么人们选择被称为宣教士,我不知道。但他们也是使徒。是的。使徒、先知、教师、传福音的、牧师[弗4:11],呐,这些是神拣选赐给他教会的职分。

所以,每个地方教会都有九种属灵的恩赐临到人们当中,就是:知识、智慧、医病的恩赐、行异能、说方言、翻方言[林前12:8-10]。所有这些恩赐去到每个地方的身体中。教会里的每个人都有个人的事奉,个人事奉与其他事奉合在一起造就了耶稣基督的身体。
14

呐,记住这点,在这里,今晚我要把这些线画出来。第一个教会,以弗所、士每拿、别迦摩、推雅推喇、撒狄、非拉铁非、和老底嘉。呐,记住,当时代往后走的时候;这个教会有圣灵的丰盛,但在教会时代的末了,我们发现他被推出去了。第二个教会时代推出去一点,又推出去一点,直到最后这个只剩下一丁点了。神说:“你只有很少的东西。”哦,当我们讲到推雅推喇教会时代…

15

呐,在那个教会之后,神兴起一个名叫马丁·路德的德国人,他把教会拽回来了。教会起动了一点点,他传讲称义;随后马丁·路德来了,他传讲称义。随后约翰·卫斯理来了,他传讲成圣。然后,在这个教会时代这里,人们再次直接回到圣灵的洗,带着同样的神迹奇事,一直下来。在这里,教会经历一千五百年的黑暗时代。这是教会时代中最黑暗、或最漫长的教会时代。然后,从这里教会开始出来:称义、成圣、圣灵的洗。圣经说在这个时代的末了,这小群人将被排挤,因为同样的五旬节教会将开始做他们过去在这里开始做的事:尼哥拉一党人。(哦神啊,在我讲到那点之前,先让我闭上嘴)瞧?我能看到这一点,瞧,等到你在这里看到了。我要指给你看:这个教会时代的使者将恨恶宗派。圣灵将在他的子民中兴起。一直都是这样。现在,我们有了一个…

16

呐,如果你注意这个[译者注:伯兰罕弟兄指着七个教会时代的图],在这里光很亮,熄灭了,最后完全熄灭了。后来又亮起来。路德把它拉回来;称义、成圣、圣灵的洗;然后就在末日,它又把火灭了,最后到了这里,几乎全灭了,只剩下一丁点;就在这时,主大声呼喊:若不是为选民的缘故,把事工减少了,凡有血气的,总没有一个得救的[太24:22]。瞧?你们看,就在末日了。呐,牢记这点。

17

呐,我们要开始讲士每拿教会时代。首先我想在我拿来的纸上分解一下。呐,第二个教会时代是士每拿,我相信你们都同意我(或者希望你们同意,或哪怕一半同意也好)爱任纽是这个教会时代的那颗星。他是神的使者,因为他去了法国高卢,席卷了那个国家,到那里建立教会,每个教会都被建立在这些事之上,即圣灵的洗、说方言、叫死人复活、医治病人、叫雨停住、天天行奇事。人们知道永生神活在他们当中。他是一个神人,因为耶稣说:“无人能行…”或是有人说:“若不是神与他同在,无人能行。”[约3:2]这是尼哥底母对耶稣说的。

18

呐,这是一个商业城,是通往吕底亚和西方的贸易口岸,是亚西亚的第三大都市,是一座港口大城;以它的财富、寺庙、建筑、学校、医药、科学而闻名。犹太人住在士每拿,他们向士每拿人传福音。玻利卡是士每拿教会的第一任监督。玻利卡和其他忠心的主仆在信主的士每拿人中建立了对神坚实的信心。早期的教会之父给予士每拿教会真理的勉励。

士每拿教会时代,士每拿,这教会的名字,它的意思是“苦、没药。”与死联在一起,因为他们正遭受死亡。
19

这个受逼迫的教会,神称他们是受逼迫的。神俯看他们所受的逼迫,赐他们恩典来忍受逼迫。他俯看他们的患难,赐给他们得胜,胜过死亡;俯看他们的贫穷,赐给他们在基督里富足。士每拿教会经历了患难的火炉,但对基督却是馨香之气。那些是指余剩的人,不是指士每拿的老教会;而是我所讲的余剩的人。“受患难十日”意思是“十年最血腥的逼迫。”

我不知道我能不能拼出或念出这个名字。他是那个时候的皇帝,我相信他是自主后67年尼禄以来最血腥的一个,叫戴克里先,从主后303年到312年。
20

神勉励士每拿教会要至死忠心,就如他自己一样,“我就赐给你生命的冠冕,正如父赐给我一样。”[启2:10]神应许在患难中的得胜者,将胜过第二次的死。“那杀身体不能杀灵魂的,不要怕他。”[太10:28]士每拿教会要忍耐到底,“不要怕人,我就赐给你生命的冠冕。”历代的基督信仰受逼迫都是以士每拿教会时代为预表的,这点非常重要。若是主愿意,稍后我们要讲到这点。

呐,如果你们有人没有把这些全记下来……若是我写得有点太快了,其他人没有跟上,那么我们就…… 不过,你随时想要的话,都可以从我们得到;我们很高兴拿给你。(对不起)
21

呐,今晚我们从第2章第8节开始。呐,昨晚我们说到哪里了?肯定的,神恨恶尼哥拉一党人。对不对?呐,神怎么做呢?我们最先看到了什么呢?耶稣基督的启示,他是谁;他是什么。呐,我们发现第二件大事是:他恨恶任何在他以外被加进来辖管他教会的东西。他是忌邪的神[出20:5]。

我多想停下来说说,因为这里只有四节要引用的经文。多少人还记得那位好先知撒母耳?当时,整个以色列人都要像世上其他的民那样做。你们还记得吗?先知告诉他们,说:“你们错了。”然而他们仍要像非利士人和其他的民那样做[撒上8:19-20]。瞧,这正是发生在第一个教会时代的事。很奇怪的,人们不要神来领导他们。他们要跟随…… 他们要某个人。以色列人所犯的一个最严重的错误就是,当恩典已经为他们提供了一位先知、一位引导者;为他们提供了赎罪祭的羊羔;为他们提供了天上降下来的食物;恩典已经为他们提供了这一切美事,在《出埃及记》19章,他们还是要一个律法。他们想弄出一些神学博士,要有一些人;他们想要弄出一些东西,使他们也能做。
22

人总是想要比造他的创造主更聪明,这样做除了害自己,什么也不是。正如前几个星期天我传讲的《杂交的宗教》。绝对没错。当你杂交什么东西后,再也没有下一代,它完了,结束了;再也回不来了。骡子不能繁殖自己,生出另一头骡子;因为它是骡子,是杂种的。像杂优玉米,你无法从杂优玉米中再培植出杂优玉米。它甚至不会…… 它可能会长出来,但是,哦,一点用也没有。你做不了。任何杂交的东西都没有好处。

杂交的宗教也没有好处。只要你试图对神所说的话加添东西,或做一些神不要你做的事,这就是杂交的宗教。看起来它可能很美。哦,杂交玉米比原本的更加光亮。一头骡子比两匹马还会干活。瞧,可是,弟兄,不是靠行为;我们是靠恩典得救的,不是靠行为得救的,而是靠恩典[弗2:8-9]。这样就可以…
我希望你们认为这些说法不会…… 你受到压力,我在这儿能感觉到。你瞧?因为这里有长老会、卫理公会和各种宗派的人。我们知道的。所以,我感觉到了。你们偶尔也得放松一下自己,像这样抖一抖。
23

现在,听着。任何杂交的东西都没有好处。必须得是按照神的方式造的原本的东西,这样你就得到的就是真实的东西。

呐,我们发现,后来以色列的教会,他们一路下来,有神喂养他们,照顾他们,为他们做了一切事。最后,他们观察了非利士人、亚摩利人和其他的民,就说:“我们要一个王。他们拥有一些东西,是我们没有的。”
今天人们所做的也是这样。其中一点…… 我们姐妹看电视,看到格罗里亚·斯旺森或别的什么人,那些女人穿着某种服装,她们就受不住了,非得弄一件来穿不可。瞧?你看见城里某个女人,“哦,真是好可爱啊。”她要穿什么,你何必去在意呢?人们就是这样的。我说,这是个模仿的时代:这人想模仿那人。比如说,现在的埃维斯·普莱斯利太多了,我告诉你,多的连货柜车都装不下了,因为他很受欢迎:属血气的模仿。
24

在宗教上也有同样的东西。我读了马丁·路德的历史,你们任何历史学家都知道。他们说,路德能抗拒天主教会而且平安无事,这并不是一件奥秘的事;而最大的奥秘是:他在随着复兴而来的各种狂热中依然头脑清醒,仍然持守这道。这才是奇迹,神如何保守他清醒和正直。

25

呐,以色列人到撒母耳那里,他们说:“给我们立一个…… 或给我们立一个王。”主告诉撒母耳,他拒绝这个想法,正如他拒绝组织一样。正如神拒绝这个想法一样,他也拒绝组织。他不拒绝有机体,而是拒绝组织。有机体,我们必须要它;但组织,我们不需要它,因为它给划清界线,“我们是某某某。”你是基督徒吗?“我是卫理公会信徒。”你是基督徒吗?“我是浸信会信徒。”这跟说一头猪在栏里没什么不同。这跟基督徒没有一点关系。基督徒…

有天晚上,我在台上问一个女孩,“你是基督徒吗?”
她说:“瞧,我要你明白,我每天晚上都点一根蜡烛。”这好像跟基督教有什么关系。
另一个人说:“瞧,我是美国人,当然是了。”哦,这一点关系也没有,一点也没有。你是基督徒,是因为你属于另一个国度。没错。你是在上面的另一个国度。
26

呐,撒母耳怎么做呢?跟神在这里做的是一样的。撒母耳招集以色列人,他说:“现在请听我说。我要问你们一件事。我有没有哪一次告诉过你们不真实的事?呐,我是在你们中间神的先知。告诉我,哪一次我奉主名对你们说的话没有成就?”这就是撒母耳对他们说的话。他说:“神岂没有喂养你们,照顾你们,做这一切事吗?你们却想要像其他国民那样做,你们是在犯罪。”

他们说:“哦…”
撒母耳说:“我再问你们一件事。我曾经拿过你们的钱没有?我向你们乞讨过奉献没有?或我奉主名对你们说的事有哪一件没有成就?”
他们说:“没有。你从未拿过我们的钱;这是真的。你奉主名告诉我们的事从来没有不成就的。”
他说:“那么听我说。你们想要像其他国民那样做,你们是在犯罪。”然而他们还是要一个王。不管是对还是错,他们都要实现他们的想法。
以弗所教会在这里所做的也是这样,他们接受了尼哥拉一党人的教义。他们这么做以后,就迫使他们将异教和基督教搅在一起,导致了一千五百年的黑暗时代。路德把他们拉出来;然而第二代的路德派信徒,岂不又是做了过去以弗所时代所做的同样的事吗?!是的。
27

呐,请你注意,灯台没有像这样放好。灯台开始朝这个方向下去,又上来。瞧,在这里的这个最高的灯台偏离了所站的地方。基督信仰渐渐地熄灭了,因为它离开了主以十字形而站立的地方,正如我们在第4章所看到的,他这样以十字形而站立。这是他的右手,这是他的左手。呐,在这里,他把手放在这个教会上,放在那个教会上。他是阿拉法,是俄梅戛;当然,一切都在这中间,其它所有字母都在中间。但他特别说是阿拉法和俄梅戛。他头上有虹,这是他的约[创9:13]。

28

呐,如果你注意,五旬节的光开始照耀后,就渐渐熄灭了。这些人,爱任纽、玻利卡以及其他所有人用血给自己的见证盖上印,直到基督教最后被挤进了黑暗时代。

呐,你看,第一个时代,这一边凸得很高,过来了一点光,又有更多,更多的光。你看它又再次发出光来,直到那个日子。现在,到了这个时代的末了,它预言说要出现一个不冷不热的老底嘉时代。而现在就是了。为什么?如果这件事把他们带到这里,为什么我们还要把它带到五旬节中呢?
你知道圣经说有一头兽。我们都知道那是指罗马教廷。绝对没错。然后,他们要给那兽作个像[启13:14]。什么是像?模仿它而作出来的东西。这就是教会联合会,五旬节派也在其中。到那时候,你要么属于组织,要么你就得关门。呐,你看这是不是真的。这就是我们拼命抨击它的原因。是的,先生。他们做得甚至更卑鄙,他们要牢牢盯住你,甚至不让你做买卖,除非你身上有组织的印记[启13:17]。这就把兽像带进来了。
29

这跟过去那个时代一样,人们把他们烧死。我曾站在那个竞技场上;往上看着格斗者所坐的那个老竞技场,哭得像个孩子一样。看到那些东西,我知道我许多基督徒弟兄被狮子吃掉,在地上被撕成碎片,还有妇人和孩子们。我想,如果他们都满怀信心地死去,现在难道我会让他们失望吗?不,先生,弟兄。神啊,让我为那从前一次交付圣徒的信心,为同样的真道站稳,不管多么不受欢迎。

30

有人总是想说:“瞧,”不久前有人说过。哦,在事工场上有很多伟大的传道人打电话给我,说:“伯兰罕弟兄,如果你不停下来,每个组织都会反对你的。”

“为什么?”我说:“有一位不会的,就是在天上的那一位,也是我正仰望的那一位。”瞧?呐,我爱每个组织中的会众,肯定的。但我奉主名对你们说的事,有哪一件没有成就吗?瞧?所说的每件事不是都正好成就了吗?我乞讨过你们的钱财吗?那么,远离组织吧!在基督里你是自由的,让圣灵里里外外地在教会一直运行。
31

要做的唯一一件事,就是把这一切小分歧从你们中间除去。一些小主义,和你对弟兄的一些奇怪感觉,类似这样的事,把它们都抖掉。不要让毒根进入你的魂里。如果是那样,它会毁掉你的。是的。保持爱心。我不管人家多么恨你,你总要爱他们。如果你不能这样做,你就需要…… 你还没有盖上印;你还有松散的地方。所以转回来,用基督的宝血好好给盖上印。它会除去你的一切毒根。是的。

32

呐,你看,我们又在尝试。五旬节祝福于1906年左右在某个地方降临。今晚有一位坐在我们当中的传道人,他是从西藏来的宣教士。我不是因为他在这里才这样说。我希望他还没回家。我想他还在这里,在我下去之前,他要给我们说一说。这位弟兄还记得刚开始的五旬节运动。没有任何组织;大家凡物公用[徒2:44]。哦,在那里要走错一步是多么容易啊!这在知识分子看来,是多么的好!

33

你看,以色列人站在岸边喊叫的时候,他们几乎不知道什么。[出15:20-21]呐,你说:“这种宗教有点新。”瞧,它是最古老的宗教。肯定的。甚至在世界未造以前,他们就呼喊赞美神了。神这么说,他问约伯:“当晨星一同歌唱,神的众子也都欢呼时,你在哪里?”[伯38:4,7]这是在世界未造以前。

34

但现在,你看以色列,他们见到了神迹。这是早期的五旬节:是以色列人在那个时代的五旬节。呐,他们从埃及地被领出来。神祝福了他们,赐给他们各样的大神迹奇事,拯救他们。当时,他们站在岸边,举行一堂五旬节的聚会,是的。呐,听着。摩西在灵里唱歌,米利暗拿着鼓,在岸上跑,敲着鼓,在灵里跳舞;以色列妇女也跟着她在灵里跳舞。如果这不是五旬节的聚会,那我就从来没见过了。

他们几乎不相信应许之地离他们还有四十年。只有大约四十英里远。但他们花了四十年走了四十英里路,因为他们选择了错误的东西。他们选择了律法,而不选择让圣灵引导他们;让火柱一路带领他们进去,引导他们。他们要有一些自己能做的事;他们要有某些祭司、名人,要有一些可以争来争去的神学,而不是继续往前,让圣灵引导他们。他们在灵里;神已经预备了一切;但他们得有一些东西,能参进去做。
35

这又像杂交一样。不要杂交牛,不要杂交马,不要杂交食物。在《读者文摘》的一篇文章里,科学声称:如果他们继续杂交食物,人们吃了……就像鸡,他们搞出了可怜的鸡,甚至连翅膀和腿都没有了。如果它下蛋,下的是死蛋;它只能活一年。鸡肉软绵绵的,简直不能吃。人们吃了,会使人不正常。没错。

你知道,同性恋去年在美国增加了大约四成。你知道吗?科学声称,女人肩膀在变宽,臀部在变窄;而男人肩膀在变窄,臀部在变宽。你在吃变态的种子;你在吃变态的东西。你的身体被造,是靠天然食物得以成长的。变态食物带来什么结果?它甚至改变了男女的生理;到头来,好莱坞、甚至我们的政府,每个地方都充满了变态者。人在做什么呢?他们靠自己的知识树把这些东西搞到自己头上,杀了自己。
36

要回到起初。不要去干扰自然界。不要去干扰神。持守教会在圣灵里。远离这一切的主教、教皇和各种教义。回到我们开始的地方。回去吧!耶稣会过来…… 你说:“我是卫理公会信徒。”

他会说:“但起初并不是这样。”
“我是长老会信徒。”
“但起初并不是这样。”起初是什么样呢?就是拥有圣灵洗的五旬节经历。这就是它开始时的样子。
看,我们把它歪曲了。哦,它变得更漂亮了。肯定的。那个小教会站在外面跳舞,喊叫,在街上跑;人们向他们扔石头,取笑他们,等等。那样并不很漂亮。“但现在,我们有了了不起的赞美诗、使徒信经;哦,还有哲学博士、文学博士、双博士。我们牧师有这个有那个。”走出来,说“阿……们,”好像小牛在抽筋,继续像这样做,还有各种各样的事。
请原谅,我不是-我不是有意要这样说。对不起,我不是有意要这样说。瞧?我不是有意的。这跟神的仆人不相配。
37

但你看,这些事都浮现在我的脑海里。瞧?他们站着像那样说着各种各样的话,事先练习了。你知道,他说:“不,你没有说得对。’阿……们。’”我喜欢老式的五旬节聚会,有神的大能降在那里;人们呼喊、大叫、赞美神,过得很快乐。圣灵得到人就是这样的。但我们…… 你听不到“阿们”了,再也难听到了;它成了“阿……们。”然而,这是我们得到的地方。你瞧?这些组织牢牢地套住…

38

呐,有没有预言说到这事?你记得昨晚讲的保罗的预言吗?“我知道我去之后,必有凶暴的豺狼进入你们中间。就是你们中间,在你们的教会里(罗马教会兴起了)也必有人兴起,要引诱门徒跟从他们。”[徒20:29-30]我们发现,保罗讲的豺狼成了尼哥拉一党人。

再听听圣灵藉着这位先知所说的,“末世必有危险的日子来到。因为那时人要专顾自己,…”(“我是某某博士,现在你不要告诉我那些事。我要你明白,我是长老会的。哈利路亚。”或“我是五旬节派的”)如果你本质上不是五旬节的,没有经历到它,那又有什么用呢?瞧?是的,先生。“我属于神召会的。我属于神的会的。”瞧,它们在神那里有什么两样呢?你必须属于上面的国度。瞧?没错。
39

呐,如果你看到,他们所有这一切只是一场狂欢。呐,经上说:“他们任意妄为、自高自大、爱宴乐、不爱神。”[提后3:1-7]哦,只要有一部好电视节目在上演,星期天晚上他们就不会去做礼拜。哦。他们总是…… 甚至教会也有球队、鸡汤宴、板球团体,“爱宴乐、不爱神,不解怨、好说谗言、不能自约、不爱良善。”这些人看不起那些人(瞧?),这些人看不起那些人,把他们赶出去:不爱良善。

哦,你说:“弟兄,他们是指共产党。”哦,不。哦,不。
40

“任意妄为、自高自大、爱宴乐、不爱神,不解怨、好说谗言、不能自约、不爱良善,有敬虔的外貌(宗派上的经历,瞧?),有敬虔的外貌,却否认神的大能。”

他们在这个时代会怎么样呢?看,“有敬虔的外貌。”星期天很虔诚地去教会,星期天下午就穿着短裤,打扫院子,到外面去喝奥特尔92牌子的啤酒。牧师走到外面抽烟,又回去。哦,“有敬虔的外貌。”
“瞧,牧师,他们上边有个教会,他们告诉我,有位女士前几天得了医治。”
“胡说。神迹的日子过去了。”
“哦,你知道吗?前几天晚上我去一个小教会,就是那个不起眼儿的事工,有人就站起来,结巴地说了什么。”
“哦,亲爱的,你可别跟那种东西纠缠在一起。那些是疯狗。瞧,你可别参与那种东西。那些是圣滚轮。你决不要…”
41

“有敬虔的外貌,却否认神的大能,这等人你要躲开。那偷进人家、牢笼无知妇女的,正是这等人。这些妇女担负罪恶,被各样的私欲引诱,常常学习,终久不能明白真道。”绝对没错。就是这样:妇女援助协会,这个协会那个协会。可怜的教会有太多的协会,再也无法传福音了。牧师只能讲二十分钟,然后就得讲别的事。瞧?如果不这样,执事会就会去找他。是的,先生。

哦,弟兄,今天一个好牧师该怎么做呢?尽他所能地站出来,把他们想要砍掉的枝子砍掉,让那些碎枝想掉在哪里,就掉在那里,把它们丢在外面。就是这样。是的,先生。没错。不要顾惜任何人;只要传道,持守这道,钉牢敲紧。他们把你投在监里,就在监里传道。他们把你赶出去,不管去哪里,只要继续传道。没错。呐,这就是所发生的事。看,他们要使它窒息。
42

现在,我们要讲士每拿教会时代,第8节。

8“你要写信给士每拿教会的使者说,那首先的、末后的、死过又活的,说:…
我要你们注意,每次他向一个教会时代介绍自己时,他都阐述了他的神性。这是他竭力让教会知道的第一件事,就是他的神性。他是神。你看到爱任纽和那些人在这里争论不休的焦点问题吗?他们试图说有神和三个宇宙,是一位神在三位里,神在这个里。爱任纽说:“根本没有这回事。这是一位神的许多称呼,他就是全能的神。”没错。所以你不要…… 他们一直在争论。神从起初就在这里介绍自己的一个神性。你看他在这里首先介绍自己,“我是昔在、今在、以后永在的;我是全能者。”现在,他从这里开始了士每拿时代。
43

呐,听他说,“我…”

8“你要写信给士每拿教会的使者,说,(我们相信他是爱任纽)那首先的、末后的、(看,他介绍自己,’现在我是这个教会时代的神。我不要有四、五个不同的神在周围。我就是神。看,就是这样’)死过又活的,说,…(阿们)
呐,这是介绍。呐,“士每拿”是“苦”的意思,取自“没药”这个词。第一个教会,第一个教会把起初的爱心离弃了,就是以弗所教会。而这个教会开始有毒根在他们当中出现;因为这个教会,主体教会,大部分人,他们大多数人一直都反对圣灵在教会中掌权,他们想要自己掌权。他们要建立祭司制度;要像旧约里的人那样做。他们要祭司。
如果异教的诸神…… 回到他们改变信仰之前的地方,他们有祭司等等,有邱比特的祭司,有维纳斯的祭司等等;他们想把同样的东西带进来,搞出这样的人来。看,整件事一开始就是异教。所有异教都有祭司和类似的东西。但永生神的教会对他们来说是陌生的。基督是我们的祭司,是我们的大祭司。我们有一位大祭司,也有一张吃饭的桌子。
44

呐,这个教会开始生出了苦根。为什么?这苦就临到那些要继续随着圣灵而行的人。爱心已经冷淡,他们试图用教条和宗派来交换,离弃了圣灵的引导。想想这点。这就是为什么有苦毒在他们中间。是的。

呐,在第一个教会,这苦毒就开始钻进去;第二个教会,又多了一点。最后,它完全钻进来了,因为他们建立了一个更好的教会;他们也认为是这样。在那里他们有一些显赫的东西,罗马的大人物可以进来了。为什么?他们有一个教皇;他们有一些大人物,有红衣主教等等。他们穿着华丽。他们远离了一切的喊声和曾经有过的东西:极其安静。这表明他们正在死去。他们正在死去。他们变得高贵了,成了一个更好的团体。接着,在那里,他们把所有东西都放到一个教会大宗派中,就是罗马普世教会,黑暗时代的罗马天主教会。瞧,他们有了名人,有了等级。
45

哦,这比他们过去漂亮多了;那时他们不得不站在外面街上,披着绵羊山羊的皮到处跑,受穷乏、被锯锯死、受取笑、被嘲讽;正如保罗在《希伯来书》11章所说的。

瞧,这个了不起、穿着华丽的大教会,穿着衬裙和别的华美衣服,看起来就像…… 肯定的,他们样子很高贵:“神父、牧师、博士、某某神父。”哦,他们可以把某个真正的坏蛋放进去。
但你看,这是个杂交的东西:杂种。看,它里面没有生命。他们再也回不去了;这就是他们从未再兴起的原因。路德的复兴从未再兴起;卫斯理的复兴从未再兴起;拿撒勒派的复兴没有再兴起;五旬节派的复兴也不会再兴起。为什么?因为你扼杀了它。你跟世界杂交,跟尼哥拉一党人的思想杂交,而不让圣灵行他所行的道。没错。你杂交了教会,再也不能繁殖它自己了。当你繁殖时,得到更多的卫理公会信徒;浸信会繁殖时,得到更多的浸信会信徒;天主教繁殖时,得到更多的天主教徒;你脱去谷壳,还是得到同样的东西。但让我告诉你一件事,当圣灵回来时,他带来了重生和新生命,一个新人。圣灵的洗再次把教会带回到他自己,把生命放回到它里面。
杂交玉米里面没有生命。真正的生命已经快要枯竭。呐,在讲那个黑暗时代时我们要讲这点。主说:“你有的一点点,要持守住。”他们已经快被挤干了。呐,它不能再自己繁殖了。
46

但耶稣基督的身体不是一个组织。耶稣基督的身体是一个奥秘的身体,是一个身体、是一个王国、属灵的王国;由耶稣基督建立在地上的,他是这个王国的王;是大祭司,为这个王国里的行路人而献祭的。他是先知,是这道,在这个王国里传讲真理并带来神的光;他既是先知、祭司,又是这个王国的王。我们如何进入这个王国呢?藉着宗派吗?藉着书信吗?藉着握手吗?我们都从一位圣灵受洗,归入一个身体,就是耶稣基督奥秘的身体[林前12:13],我们受洗进入里面,不是藉着水,不是藉着点水礼,不是藉着洒水礼,不是藉着任何形式的水洗,而是藉着一灵,即圣灵,我们都受洗归入一个身体,《哥林多前书》12章。是的,我们都从一灵,即圣灵,受洗归入这个身体,然后我们就只朝着基督直跑。你是属基督的。这是神所建立的奥秘王国,我们都藉着圣灵的洗进入里面。我喜爱这个。

47

心里火热侍奉主的人到处都有,

带着五旬节降临的火,已被清洗洁净,
哦,我心里燃烧起这火,哦,荣耀归主名。
我真快乐我能说,我是他们中一个。
他们中一个,他们中一个。
我真快乐我能说,我是他们一伙的。(哈利路亚)
他们中的一个,他们中的一个,
我真快乐我能说,我是他们中一个。
这些人虽没有学习做…(博士,哲学博士,瞧?)虽没学习做,
不夸属世名望,他们都奉耶稣名受洗,
受五旬节圣灵;向世界各地作主见证,
神的大能仍一样,
我真快乐我能说,我是他们中的一个。
你们不快乐吗?是的,先生。成为他们一伙的,就是这样。
48

我记得我曾走在孟菲斯,那个可爱的黑人老太太,把头靠在那里,她说:“早上好,牧师。”

我说:“你怎么知道我是牧师?”
她说:“主告诉我,他的牧师要从街上走来,戴着一顶褐色帽子,提着一只手提箱。当我看到你走过来,就知道你是他。”瞧?哦,她是他们中的一个。没错。哦,神是多么好!
49

呐,我相信某些事…[原注:伯兰罕弟兄念一张递给他的条纸。]“你们星期天晚上在贝德福特祷告过的小女孩,看来就要死了。这不能…… 请为她做些祷告。”他们星期天晚上在贝德福特祷告过的一个小女孩,他们说,她就要死了。让我们祷告。

主耶稣,我祈求你,不论如何,用什么方法,主,让我们为这孩子作的祷告达到你面前。我们的父神,我们将这小孩交给你。我们想到那些曾在这里为小女孩祈求祷告过的人。父神啊,我祈求,愿这个报告不是这样的;神啊,我们不知道,但我祈求你施怜悯,赐力量;让这个小家伙起来,为神的荣耀而活。我们奉耶稣基督的名祈求。阿们!愿主耶稣加添他的祝福。
50

呐,一个教会,呐,教会的名字跟它的特性连在一起的。你注意到吗?士每拿是苦的意思。现在,你注意看每个教会,教会的名字跟教会的特性是有关系的。我在这里可以说一些事,但我最好不说,因为你们可能会误解我。瞧?

你的名字也是这样。你可能不知道,但的确是这样的。哦,是的。你说:“呐,这是数字命理学。”不,不是的。雅各生下来时,他们叫他雅各,意思是“替换者。”但当他与天使摔跤时,神把他的名改为以色列,“一位王子。”[创32:28]对不对?扫罗曾是“大数的扫罗,”一个凶狠的人;但当他归向耶稣时,他称为“保罗。”西门的名原来叫“西门,”当他归向耶稣时,被称为彼得,“一块小石头。”哦,是的,先生。你的名字跟你的个性有关。它是你个性的一个戳记。
51

这个教会叫做士每拿,因为它正在死去。“士每拿”是“苦”的意思。换句话说,苦根正在出现,要使教会窒息而死;教会正走向没药。他们就是用它来抹尸体的:没药。瞧?就是用没药。乳香是一种膏油。人们把尸体薰了以后,再抹上没药。它跟死联在一起,这教会正在死去。

哦,朋友,难道今天你看不到吗?伟大的五旬节运动几年前还有生命;你看不到现在它正涂上没药吗?瞧?这个教会里的同样膏油一直下来,膏抹了这里的这一个;它正在死去,因为他们又回到教会体系的破布上,而把穿白袍的圣徒赶走。这小群人站在外面,拥有真正的圣灵,说方言,彰显出神。弟兄,他们是真诚而可靠的。他们绝对是真实的;在哪里你都可以信任他们。现在,你不知道要信任什么,信任谁。瞧?出了什么问题,出了问题。是什么呢?他们被涂上了苦的没药。兴起一个…
52

是什么导致的?一个教会进来了;有一个教会,第一个叫做总会。后来人们叫它神召会。从神召会出来神的会。从神的会以后,他们彼此对看,这个说:“你是神召会的。”那个说:“你是神的会的。”以后因为一个争论,从那里又出来了“神的联合五旬节教会。”接着,你知道,他们不是接受光并行走在其中,而是把自己组织起来,直到不能接受光了。

呐,当这洗礼,奉耶稣基督的名而不是奉父子圣灵的名,向神召会提出来时,他们已经死死地把自己锚住了,所以改不了了。他们知道这是真理。我挑战任何人用圣经指出它的不对。它绝对是真理。但他们能做什么呢?他们做不了什么。看,这样他们就得违背他们的信条,他们做不到。
53

后来,一体论怎么做呢?不是接受它继续走,而是变得古板。“永远赞美神。我们得到光了,你没有。我们是…”他们做了什么?他们组织起来。你不能组织神。圣经说,神甚至都没有形式。没有,在神没有形式化的东西。

呐,神召会试图组织神,使自己成为真正的教会。后来一体论出现了,也试图组织自己,他们多了一点光。但他们做了什么?他们四处去,因为自私和苦涩,而把火吹灭了。他们所散发的没有带着盐和甘甜,他们试图断绝与别人的交通,不想跟他有来往。这就是他们所做的。它一扫而过。接着,你知道,又出来了另一个教会,他们得到了这点,跟着就分裂了。一个说:“基督骑白马来。”另一个说:“基督驾着白云来。赞美神;我在这里开始另一个组织。”你看到他们是怎么做的吗?它喷上了没药。导致了什么结果?切断了兄弟之爱。
54

今晚,在神召会的许多男人女人知道这是神的真理,想来奉耶稣基督的名受洗。如果他们这样做,就会被赶出去。

许多一体论的人,呐,我不是一体论信徒。我不相信他们一体论所信的那样。我不相信像他们所说的那种耶稣,有许多叫“耶稣”的。他是主耶稣基督。没错。呐,我跟他们所信的不一样。他们奉耶稣的名施洗,奉耶稣的名重生;说,你受水洗,使你受洗重生进入基督里。我不相信这个。我相信,重生是因耶稣基督的宝血并藉着圣灵而来的。没错。洗礼只是外在的行为,说明内在重生的工作已经完成了。瞧?所以我不同意那个。但这没问题,他们都是我的弟兄。
55

当初我作为一名浸信会传道人开始做工时,他们就过来,说:“伯兰罕弟兄,你到这里来,我们有,我们这里是这么做的。”

我说:“你们任何一方,我都不偏向,就站在你们两群人中间,说:’我们是弟兄。’”不要在乎那些,我不在乎人是不是同意,这对我没有丝毫差别;他还是我的弟兄。
我有一个弟兄喜欢苹果馅饼,我最喜欢樱桃馅饼,但我不会不跟他团契。他可以吃他的苹果馅饼,我吃我的樱桃馅饼。我在馅饼上涂上蛋白酥。如果他不要,那他也可以吃他的。你知道这是什么吗?他们在上面涂上生奶油,你知道,生奶油。我喜欢。现在太老了,不能再吃了,但我喜欢这么吃。如果他不喜欢,就不用吃。没问题,我吃我的。但他仍然是我的弟兄。没错。
所以,我喜欢这样,我喜欢交通。但如果我们这样划出一些线,说:“不,这是我们的宗派。”不愿再伸手跟第二个人握手,并说:“赞美神,弟兄。”瞧,你说的交通就是这种时候。如果你不愿意,就会有那个苦根,像过去士每拿那里所得到的一样,你会产生同样的结果。是的,所以他们的名就是“苦。”
56

尼哥拉一党人一直在扼杀他们,直到黑暗时代。路德时代带出了恩典的第一步,一点微光开始照耀。此后,来了约翰·卫斯理,带着成圣,光变亮了一点。然后,圣灵的洗随着五旬节运动而来,再次带回父亲的信心。但他们不能保持那样,于是,他们必须组织起来;然后,他们又再次回到尼哥拉一党人里面,所作的,跟圣经说他们要做的完全一样。

57

现在,我得看这里了,不然就会占用太多的时间。让我们看第2节,哦,应该是第8或第9节。好的,呐,第9节说到逼迫。

9“我知道你的患难,你的贫穷(你却是富足的)(哦,现在,主在对教会说话,真正的教会,不是别的教会;他们恨恶尼哥拉一党人的行为)也知道那自称是犹太人所说的毁谤话,其实他们不是犹太人,乃是撒但的会堂。”
呐,他们在诉苦;他们遭受贫穷。人把他们所有的都拿走了。他们建了一个像这样的小教堂;因为他们只是这么一小群人;人把他们赶走,是大教会干的,要扼杀他们。但主说:“我知道。我知道你得在角落里聚会,在胡同里或在能找到的地方聚会。”(我曾到过他们聚会的地下墓穴,他们下到地下,在那里聚会等等)“我知道你的患难;我知道你的苦难,等等这些事;但经过这些患难后,你却富足了。”哦,是的。告诉我,每次逼迫临到教会,都使它得到力量。教会总是在患难中得到力量。“我知道你的患难,但你却是富足的。”为什么?“你持守了我,你是富足的。你受的患难并没有伤害你。”
58

呐,你会注意到,尼哥拉一党人现在已经有了自己的会堂。圣经在这里这么说的。在第9节,你注意到吗?

9“…其实他们不是犹太人,乃是撒但的会堂。”[译者注:“的会堂,”是照英文钦定本直译。中文和合本译为“一会的人.”]
瞧,真正的教会被赶出去了。尼哥拉一党人接管了,他们把有圣灵的人赶出去;因为这些人对他们没有用处。要是亚细亚的士每拿教会知道殉道者的冠冕正在等候他们,他们会震动起来的。瞧?呐,换句话说,这个预言写好送出去以后,教会便保存起来;他们若看见自己将是那些要戴上殉道者冠冕的人,哦,瞧,这会把他们吓死的。他们随时仰望它的到来,但并没有在他们的时代到来。于是,有些人就说:“瞧,你知道,你知道,我告诉你,那个先知错了。约翰错了,因为在我们士每拿这里并没有发生。”瞧,这是几百年后发生的事。瞧?但当神说了什么,就必定会发生。
59

这就是我们信心落定的地方,落在神的道上。神持守每个应许。不管是,你可能认为它必须发生在这里,但可能还不是神让它发生的时候。但“我的话决不徒然返回,却要成就我所命定的事。”[赛55:11]神总是尊重他的道,在他自己适当的时间必要收获。

所以,这些是第一个教会时代的人,但那个教会的特性后来出现在士每拿教会。呐,接着,他们将要戴上殉道者的冠冕;许多人将要被杀。
60

现在,让我们来看第10节,我们读一下。

10“你将要受的苦(撒但的会堂)你不用怕。魔鬼要把你们中间几个人下在监里,叫你们被试炼,你们必受患难十日。你务要至死忠心,我就赐给你那生命的冠冕。”
哦。是的。主对他们说,当他们被点到名,为自己的信仰而死时,不要惧怕。呐,伍德姐妹,不管你坐在哪儿,我希望这点会帮助你。前几天,伍德姐妹告诉我,她很难明白为什么有的人能得救,有的人不能。有时候,你得知道,神告诉这些人,“呐,你不用怕,撒但要把你们下在监里,因为将来尼哥拉一党人的体系要把你们关进去,我要让你们为我的缘故舍命。但在那日,我要赐给你生命的冠冕。”所以不要…
61

呐,注意,他说;呐,你们注意一下,我们来读第10节。让我再读一遍。

10“你将要受的苦你不用怕。魔鬼要把你们中间几个人下在监里,叫你们被试炼,你们必受患难十日。你务要至死忠心,(你们注意到这里吗?不是说’直到死,’不是’直到死,’而是’至死。’你明白了吗?)你务要至死忠心,…”(看,他们做到了)
呐,主说…… 你注意到吗?主把那个干这事的归为哪一类?呐,撒但的会堂就是尼哥拉一党人。我们知道这点,不是吗?有一个组织,有一个兴起来的教士制度,将会使这些人受苦,将使这些人受苦,而他们要至死忠心于福音。你们注意到在婚礼仪式上,不是说“我们直到死才分开,”而是说“我们至死不分开。”瞧?呐,“至死”跟“直到死”是不同的。呐,他们至死都忠于基督。“带着它至死一直下去。不用怕,因为我要赐给你一个冠冕。”
62

呐,有十日,他们在这里谈到十日。在圣经中一日代表一年。这十日就是戴克里先统治的最后十年,戴克里先,是戴克里先吗?戴克里先是在最后十年中统治的大皇帝。瞧,以弗所教会时代有几任皇帝统治过。我相信尼禄是一个。这个戴克里先是最后一个,在最后十年中统治,他是所有皇帝中最血腥的逼迫者。他支持那群人,他们谋杀基督徒,杀害他们,烧死他们,什么事都干。这是逼迫中最血腥的十年。他的时代和统治从主后302年到312年。随着康斯坦丁的继位,士每拿时代结束了。康斯坦丁在主后312年继位,他登基了。这就是十日的患难。从尼禄开始,到戴克里先结束。它开始于…… 尼禄登基时大约是主后64年。

63

呐,11节是一个应许。呐,结束前我们来看这节。

11“圣灵向众教会所说的话,凡有耳的,就应当听。得胜的,必不受第二次死的害。”
呐,我在这里要说一件事,以便…… 如果我心里想什么却不说出来,我就是伪君子。瞧?我要你们在这节经文中注意一件事。我想,在我知道以前,很久以来对我来说,这都是一个最大的难题。呐,现在让我们认真读一下。
11“圣灵向众教会所说的话,凡有耳的,(换句话说,就是’有耳可听的,’看,就是向圣灵敞开)就应当听。(呐,你看,同样这件事,逼迫等等出来了。每部分都重叠进入各个教会,众教会)圣灵向众教会所说的话,…得胜的(在哪个教会?以弗所吗?是,没错。士每拿吗?是,所有的教会)…得胜的,(在所有教会中)…必不受第二次死的害。”
在老底嘉教会的人要得胜什么?得胜尼哥拉一党人;得胜世界上的事;得胜这些宗派;得胜这些教士制度;得胜世上的一切,变卖全部,并爱基督,必不受第二次死的害。为什么?他得到了永生。永生是不会死的。耶稣说:“那听我话的,就有永生,永远不死。在末日我要叫他复活。”[约5:24;6:40]
64

呐,现在,你们许多人可能不同意这点,但我要你们作出决定之前慎重地思想一下。瞧?现在我要说一件事。

这就是为什么我不相信存在一个永恒的地狱。不可能有永恒的地狱。因为如果曾有一个永恒的地狱,就一直有永恒的地狱,因为是永恒的。只存在一种永生的形式,这就是我们大家在努力争取的。如果你要永远在烧,直到永恒,那么,你就得有永恒的生命在烧;那么,就成了神在烧。你不可能有永恒的地狱;圣经明明说地狱是被造的[太25:41]。如果它是被造的,就不是永恒的。任何永恒的东西决不是被造的,它一直都是,是永恒的。圣经说,地狱是为魔鬼和它的使者而造的。地狱是被造的,不是永恒的。我不相信,一个人会永恒地受惩罚。
65

我相信,圣经在这里明明地讲了,得胜的必不受第二次死的害。呐,“死,”“死”这个词是从这里来的,就是“隔绝。”呐,当我们因罪与神隔绝时,我们就已经死了;圣经这么说的。我们远离了神,被隔绝了,死在罪恶过犯之中[弗2:1];我们是与神为敌,在他的国里是局外人。后来,我们接受了神,有了永生,我们便是他的儿女,成为他的一部分。

66

我的小儿子约瑟是我的一部分,不管他曾做过什么。他可能没有…… 如果我是一个大富翁,有很多产业,他可能没继承什么,但他仍然是我儿子,是我的一部分。肯定的,他是我的一部分。呐,我不能否认他,就像不能否认自己一样,因为他是我的一部分。验血会显示他是我的儿子。瞧?

验血也会显示你是不是神的儿子。瞧?你若是神的儿女,你就有永生。但那犯罪的魂,那魂必被隔绝。对不对?然后,他就不再存在了。呐,你看。任何有开始的东西都有结束,因为任何有开始的东西都是被造的。但神不是被造的;他一直是神。没有一个地方说他是被造的。我们能拥有永生的唯一途径就是成为那个创造的一部分。荣耀!哦,巴不得我们能明白这点。看到圣灵为你做了什么吗?这就是圣灵,是造物主自己,是以灵的样式出现的父神,他称为圣灵,因为他曾在他儿子,名叫耶稣的身体上;神创造了这身体,即耶稣,这就是他必须死去的原因。神住在这个肉身里,血细胞破裂了,血细胞里的生命又回来了。
67

这就是为什么旧约里敬拜者不能离开…… 他带着跟他来的时候一样的罪离开。但在新约里,《希伯来书》说,因为礼拜的人,良心既被洁净,就不再觉得有罪了[来10:2]。

呐,在旧约里,人们带来一只羊羔,把羊羔放倒,礼拜的人按手在羊羔身上;祭司来割断羊的喉咙,礼拜的人感到血在流,听见羊在咩咩叫。羊死了,他感到羊的身体逐渐僵硬,他死了。他晓得该死的本是他;但羊羔替代了他。祭司取了血,洒在祭坛上,烟往上冒,这就是为礼拜的人得赦免而作的祷告。[原注:磁带有空白。]
动物的生命不能回到人身上,与人的灵一致,因为它是动物的灵。一个是动物的生命,一个是人的生命,做不到。所以,这就是为什么他又带着同样犯罪的欲望出去,还是一样的。因为犯奸淫而来,献上祭物,但出去时脑子里还有同样的东西。没错。
68

但在这里,礼拜的人;哦,神的教会啊,不要错过这点。礼拜的人,一旦真正走到神的儿子那里,凭着信心按手在他身上(哦!),看到他脸上还挂着那些唾沫,血顺着脸颊流下来,感受到那种痛苦,以致说“我的神!我的神!为什么离弃我。”[太27:46]。哦,弟兄,当你看到为你而死的是何等的一个重价;他是谁,是以马内利,神替你而死。

然后怎么样呢?那么,礼拜的人,当神儿子里面的血细胞破裂时…… 是什么造出了那个血细胞?
你是什么呢?你是一个小细胞,从你父亲那里来的。女性没有血红素。女性只提供卵子,孵化器,她只负责孵化。但血来自男性;这就是孩子取父亲姓的原因。女人嫁给男人,取丈夫的姓;为孩子的缘故,她为了给丈夫生孩子,成为孵化器。
69

正如我所说的,母鸡可以生蛋,但如果没有公鸡的交配,蛋就孵不出来。

就像我说的,这就是为什么今天有这么多陈旧、冷淡、形式化的教会。他们陷在尼哥拉一党人的思想里,满鸡窝都是腐烂的蛋,永远也孵不出来,因为他们没有…… 你怎么跟他们讲这一切事,叫他们主教、执事,或别的什么,他们都不会相信随着信徒的这些神迹,因为他们从来没有跟配偶-耶稣基督在一起过。如果他们从有神大能的配偶那里受了孕…
70

当那个血细胞在各各他破裂时,在那里面的生命,一丁点的耶和华…… 哦,这该让人震撼。

你知道,各人都在等候神迹。不是吗?各人都说:“哦,显个神迹给我看吧。”犹太人说:“显个神迹给我看吧。”[太16:1]
让我给你们看一个神迹。有一次,神曾给你们一个神迹。他们要求看神迹。以色列人求神迹。神告诉先知:“我要给他们一个永远的兆头:必有童女怀孕生子。童女要怀孕,生下一个儿子(阿们)。他要起名叫以马内利,’神与我们同在。’”[赛7:14]这就是神赐下的最大神迹。
当神,这位天地的造物主造了太阳系后…… 你站在那里的巴罗玛山上,透过那个望远镜观看,你可以看到一亿二千万光年远的太空。用英里把它分开来,那上面仍然有月亮、星星和世界;他造了这一切,就像这样从他手中吹出去。是的。
71

那位伟大的造物主成了我的救主,下来进到一个小血细胞中,不是通过男人,而是通过一个童女,从女人那里取了花粉,为自己造了一个小房子并住在里面。哦,这该使人震撼。耶和华,耶和华躺在畜棚的粪堆上,哭喊;耶和华在堆着干草的马槽里。对有些自高自大的人来说,这是个永远的兆头。耶和华—神,一个哭叫的婴孩,(哈利路亚!)在臭烘烘的马房里。我们还认为自己是个人物,翘起鼻子;如果下雨,会淹死你的;然后走过来,以为自己是个人物。耶和华躺在马房里,躺在粪堆上,像其他的小婴孩一样哭叫。这应该令人震撼。这就是那个兆头。

神说:“我要给你们一个永远的兆头。”这是真正的兆头:耶和华,像男孩一样玩耍。耶和华,耶和华在木工房里做工,像木匠一样锯木头。哈利路亚!哦。真的。耶和华洗渔夫的脚。“我要给你们一个兆头。”
“哦,但你知道,我们必须要有神职人员,都穿长袍和翻领衣服。”瞧?哦。
72

“我要给你们一个永远的兆头。”耶和华站在院子里,脸上都是唾沫;耶和华赤着身子,挂在天地之间;他轻看十字架的羞辱[来12:2]。那里有他的雕像,身上裹着一块破布;当然,这是雕塑家加上去的。他们剥光他的衣服,羞辱他。哦,这帮假冒为善的人,那个时候会来的。现在是人的日子;主的日子要来了;耶和华,耶和华死了,是的,什么也没发生;耶和华祷告,什么也没发生。没错。这应该让人震撼。这是永远的兆头。这是人人都会知道的兆头。后来他死了;耶和华死了。然后,地就开始震动。哦!

73

然后,他从坟墓里复活,升上高天;耶和华,以圣灵的样式回来,住在他的教会里和他的子民中。荣耀!耶和华走过这教堂,辨别人的心思意念;耶和华医治病人;耶和华通过人的嘴说话,以至他都不能控制自己;之后耶和华再来用英语翻译出来。要看一个迹象吗?阿们!这位耶和华下到妓女那里,兴起她来;她曾是那样低贱,连狗都不愿看她,耶和华把她洗得像雪一样白,给她一颗像百合花一样纯洁的心。哦。是的。耶和华拣选一个躺在胡同里、满口都是苍蝇的醉汉,差他去传扬福音。耶稣基督的宝血洗净了我们。

74

当他在地上时,他去到最下贱的城市,去到最低贱的人当中,人们以最卑贱的名叫他。没错。他们最恶毒地待他,以最恶毒的名字叫他:别西卜,魔鬼。人所能给他的都是最差的。

但神使他复活,赐给他一个极高的宝座,以至他得低下来看天(阿们,荣耀!),赐给他那超乎天上地上万名之上的名。天上地上的各家都是从他得名[弗3:15;腓2:10]。人看他是这样;而神看他却是那样。哦神啊,让我的心思像你的一样,父啊。是的,先生。哦,宝贵名!
75

呐,“信我的就有永生。”呐,如果只有一种永生的形式,你得到它,我们正藉着耶稣基督寻求它,那是神的生命。那么,当那个血细胞在神儿子的身上破裂时,装在这个叫耶稣的人里头的那个耶和华,神本性一切的丰盛都有形有体地居住在他里面,现在,我们接受那血,叫我们的罪得赦;圣灵不是在一个人身上,而是在神身上。荣耀!圣经说:“神的血。”

有人说:“你记住,不要说犹太人这个那个,因为他是犹太人。”他不是犹太人。他既不是犹太人,也不是外邦人;他是神。没错。他是被造的血。神特别造的。是他自己的,藉着那个被造的血,我们接受它为我们赦罪,因为他为我们而死。那个血细胞破裂了,释放圣灵回到我们身上;现在,我们藉着圣灵的重生成为神的儿女。然后,在神里头的生命(它既没有开始也没有结束),藉着神在耶稣基督里的恩典成了你和我的生命。就是这样。
76

现在,我们回到刚才地狱的话题上。我告诉你们,不可能有…… 我的确相信有一个燃烧的地狱。是的,先生。圣经这么说的,就是火湖。呐,但它不可能是永…… 它不可能是永恒的。它可能是…… 圣经从没有说它是永恒的,它说永远的地狱。没有说“永恒”这个词,而是说永远的地狱。呐,它是为魔鬼和它的使者预备的,是永远的地狱,不是永恒的地狱。

呐,以后,那个魂可能因他所作的受刑罚一千万年,这是我所知道的。但我不知道在神眼里永远意味着什么。可能是五分钟,可能是一百万年,可能是一千万年;但总有一个时候要到,那个魂就不再存在了。
77

这是圣经在这里说的。瞧?

11“…得胜的,必不受第二次死的害。”
第一次的死是与我们的亲人离别。我们要进到神的面前,永不离开他的面。瞧?如果有第二次的死,就必定是魂的死。那胜过世界的,或胜过世界之事的,就有永生,必不受第二次死的害。就是这样:永恒的生命。但罪人…… 圣经说:“但那好宴乐的寡妇,正活着的时候也是死的。”[提前 5:6]对不对?“犯罪的魂,他必死亡。”[结18:20]什么是死亡?完全的隔绝,不再有了。瞧?呐,被剪除了,是的。被剪除了,它不再有了。要花多长时间剪除?他出现的过程怎样,被剪除的过程也怎样;最后到一个地步,什么也没有剩下了。他当初由什么造的,又回到那个东西上。
78

我们可以举细胞为例,把这细胞分裂成一个又一个,最后,来到第一个细胞那里;把这细胞分裂开,你便得到血的化学成分;你进入血的不同化学成分里,再往下就到了那个细胞里的最小部分,就是生命。人们找不到生命,他们对此一无所知。呐,那个生命最后到了一个地步,便不复存在了。那个生命的化学成分是什么呢?我不相信它有什么化学成分。它是属灵的。

接着在这里,它最终完全分离,不复存在了。这就是圣经说的,“犯罪的魂,他必死亡。”[结18:4]那些在各个教会时代得胜的,必不受第二次死的害。身体先死;接下去是魂死,之后就不复存在了。瞧?呐,你相信圣经是这样说的吗?
79

呐,记住,如果地狱是永恒的,那么,圣经说地狱是被造的就错了。如果人要在地狱里永恒地被烧,那么他就得有永生,对被烧才有知觉。对不对?那么,永生有多少种形式呢?一种,没错。只有一种永生。

现在,你离开了不要说:“伯兰罕弟兄不相信有地狱。”伯兰罕弟兄相信有地狱。圣经教导有一个地狱。就像有一个安息之处一样,肯定也有一个刑罚的地方。神必然要让得罪他的魂受惩罚。你拒绝耶稣基督作你的救主,就必因此受刑罚。但也必有一个时候,你不复存在了。要花几百万年使你回到那个状态,我不知道。但有一定的时间。
80

你是个活在时间里的人,等你重生后;你就是活在永恒里的人了。你能得到它的唯一途径就是你里面与神有分,成为永生。你能明白吗?肯定的。

11“圣灵向众教会所说的话,凡有耳的,就应当听!”
我爱他。你们呢?我很高兴拥有永生。不再有什么会搅扰我,因为我们现在拥有永生。我知道这点,我相信,我们大家也必有永生。
81

讲到爱任纽,是的,我这里作了有关爱任纽的笔记,写着“读这段历史。”这就是爱任纽被选上的原因,因为有五旬节原本教会的神迹随着他。

呐,如果神…… 多少人相信教会是从五旬节开始的?是的。多少人相信神认可五旬节的教会?是的,先生。如果这是神的第一个教会,是神所称为的教会;而现在他是葡萄树,我们是枝子,如果葡萄树长出另一根枝子,它会是什么呢?五旬节的。是的。呐,可能不只是一个名称。呐,我们有几个叫五旬节名称的,但那些跟卫理公会、浸信会、长老会、五旬节派没什么两样。那没有什么意义,瞧?只是个名称。但是,只要你心里得到一次五旬节的经历,五旬节在你的魂里,赐给你永生,那么,神已经应许你,你必不受第二次死的害;你得到了永生,不可能受第二次死的害。瞧?你得到了,你是…
“不要叫神的圣灵担忧。”呐,不要叫他担忧,不要做错事。如果你做了,就要为此付出代价;因为圣经说:“不要叫神的圣灵担忧,你们原是受了他的印记,等候得赎的日子来到。”[弗4:30]对不对?“不要叫神的圣灵担忧。”
82

哦,将会有奇妙的一天,某个早晨,在某一个日子。你会看到,复活将是普世性的,“两个人在田里,取去一个;两个人在床上,取去一个。”[路17:34-35]看,在一个地方是晚上,在地球的另一个地方则是白天;这被提将是普世性的复活。神的号筒要吹响,每一个小的教会,这里、这里、这里;甚至曾经历过那些事的一小群人,都从这里、这里、这里出来了。

那个童女,就是看到了第七更的那个童女;呐,记住,有七个童女。对不对?我是说,有五个童女出去…… 十个童女出去迎接主;五个是聪明的,五个是愚拙的[太25:1-6]。对不对?呐,但是有几个更次,有七个更次。在第七更的末了…… 有些在这更睡了,在这更、在这更,在那更。到了第七更,有一个声音喊道:“新郎来了,你们出去迎接他!”她们都起来收拾灯。其他所有的童女一直到这儿,都起来了。哦,那将是多奇妙的时刻啊!
83

呐,我们过去常唱一首短歌。

这是一个奇妙时刻,真奇妙!为你也为我;
我们若等迎见我君王耶稣,那将是何等奇妙时刻。
好的,让我们看看会不会唱这首歌。
这是一个奇妙时刻,真奇妙!为你也为我;
我们若等迎见我君王耶稣,
那将是何等奇妙时刻。(那岂不奇妙吗?)
哦,那里岂不是奇妙?不再背负任何重担,
心铃一直在响,快乐地歌唱,
哦,那里岂不是奇妙?
84

你们多少人知道你们会回到家?多少人知道你会走出这扇门?你不知道的。多少人知道如果你走出去了,还会再走进来?你不敢说。所以不要让今晚虚度了;不要在今晚辜负了神,因为今晚可能是你还有时间和机会的最后一个晚上。你到底是谁呢?你从哪里来呢?要到哪里去呢?世上只有一本书能告诉你这是怎么回事,就是这本可称颂的古老圣经。就是我们所相信的这本圣经,那也是我们所相信的神。

如果你还没有在这个新妇里,还没有进到这一小群中;就是到了今天你还被各种信条和宗派等所压制,如果你还不在那小群中,呐,你不必加入伯兰罕堂,你不必加入任何东西。你只需要重生进入神的国。呐,如果你要在卫理公会、浸信会、长老会或无论哪个教会里团契,这取决于你。看,你愿意跟谁交通就跟谁交通。但我告诉你一件事:你重生以后,你知道,“物以类聚。”
85

有一次,有人问我:“伯兰罕弟兄,你告诉那些人’再回到卫理公会教会去。’”

我说:“肯定的。让他们把他赶出来,他就没地方可去了。”所以你知道,肯定的。所以回去吧,不会很久的。你瞧?不会很久的,他们还会再回来。
你知道,有一次在方舟里,在那安全之地,挪亚…… 一场大洪水来了。后来,挪亚把乌鸦从方舟放出去,乌鸦就一直叫,到处看。瞧,它很开心,因为它一开始就是一只吃腐肉的鸟。它可以飞到一只死尸身上,吃掉这只骡子的肚肠,再飞到那只死羊身上,吃掉它的肚肠,或别的东西,因为到处都躺着各种死尸。
所以,乌鸦会停在那里,四处叫着,“好家伙,我自己独自在吃大餐啦!”边叫边飞走了。
86

但当他们放出小鸽子时,它有不一样的天性。它忍受不了那种恶臭。为什么?因为鸽子没有胆汁,它是唯一没有胆汁的鸟。它不能消化腐肉,所以它唯一能做的就是飞回到方舟里,敲那扇门。

你想去哪里就去哪里。我唯一要你做的,就是进到神的国里,我知道你会去哪里。弟兄,你再也忍受不了那个东西;你会说:“我已经越过了分离线,已经把世界抛在背后了。”是的,先生。肯定是的。
87

门徒聚集在楼房,奉主名祈祷,

领受圣灵的洗,服侍能力来到。
那日主为他们所行,今日也要为你行。
我真快乐我能说,我是他们中的一个。(你呢?)
他们中的一个,他们中的一个,
我真快乐我能说,我是他们中的一个。(哈利路亚!)
他们中的一个,他们中的一个;
我真快乐我能说,他们中的一个。
今晚,有多少人为此而高兴呢?哦!太好了!
来吧,我的弟兄,一齐寻求这福份。
它洗去你心中罪。
喜乐铃声响,你魂就要如火挑旺。
哦,在我心里燃烧,哦,荣耀归主名。
我真快乐我能说,我是他们中的一个。
他们中的一个,他们中的一个,
我真快乐我能说,我是他们中的一个。(哈利路亚!)
他们中的一个,他们中的一个,
我真快乐我能说,他们中的一个。
88

现在,当我们唱下一节时,我要你们所有卫理公会、浸信会、长老会的信徒们彼此握手,就像每个晚上那样。彼此握手,如果可以,友好相待,甚至可以彼此嚼对方的口香糖。呐,当我们唱的时候,彼此真正的友好、善待。

他们中的一个,他们中的一个,
我真快乐我能说,他们中的一个。
他们中的一个,他们中的一个,
我真快乐我能说,他们中的一个。
门徒从未自称,或吹嘘属世名望,
奉耶稣名受洗都受了五旬节圣灵。
他们要告诉各处的人,主的能力仍一样。
我真快乐我能说,我是他们中的一个。
现在,让我们开声唱,好吗?
他们中的一个,他们中的一个,
我真快乐我能说,他们中的一个,(哈利路亚)
他们中的一个,他们中的一个,
我真快乐我能说,他们中的一个,
89

你们愿意为主成为士每拿的殉道者吗?如果到了一个地步,你要么面对死亡,要么就反悔,你会面对死亡吗?是的,先生。哦神啊,这是一件荣幸的事。是的。这也是我想走的路,就在讲台上。没错。不久前,我以为我会这样,要在德国殉道了。哦,他们通过夜视镜准备要向我射击,德国士兵跑过来把我团团围住,像这样挡住我。我想:“这该是多么美妙的事啊!能在事工场上为我的主而死。”哦。多么美妙的事啊!

90

好,让我为你们唱一首短歌,可以吗?还有时间再唱一首短歌吗?好的。我唱不来,我把它读出来。哦,我总是想唱歌。在某一天,当你去到你在乐园的可爱大家庭时,在那边山下树林的尽头,罗素·克里奇和我会在那里打猎,你知道。在山下树林的尽头,那里有一间小木屋,内维尔弟兄唱到了它,“在荣耀地一角,为我建一小木屋。”(我想他是谈论我的住所)某一天早晨,当你走出那里的巨大长廊时,这样四处观看,在那拐角的尽头,你听到有人在唱:

奇异恩典,何等甘甜,我罪已得赦免。
你说:“瞧,赞美神,是伯兰罕老弟兄在唱。他在那里;我听到他此刻站在那里唱’奇异恩典。’”是奇异恩典把我带到那里。没错。
91

这血在流淌,(这就是为什么我传讲这点)这血在流淌,

这圣灵福音的血正在流淌,这是门徒为真理流淌的血,
这圣灵福音的血一直流淌。
首先因圣灵意旨而死的人,
是施洗约翰,如大丈夫死去。
跟着是主耶稣,受钉十字架,
他教导圣灵、救人脱离罪恶。
接着又有彼得、保罗、圣约翰,
舍去性命使这福音能照耀;
像古时先知用自己血调和,
让神真实的道能诚实传扬。
祭坛下灵魂(这些殉道者)喊着:“还要多久?”
因主必惩罚那些作恶的人;(听着,很快了)
将有更多人流淌自己的血,
为这圣灵福音和鲜红之河。
这血在流淌,是,这血在流淌。
这圣灵福音的血正在流淌,这是门徒为真理流淌的血,
这圣灵福音的血一直流淌。
92

哦,将有…[原注:有人说方言和翻方言。]阿们![原注:有人说方言和翻方言。]阿们!荣耀!阿们,阿们!是的。阿们!“圣灵向众教会所说的话,凡有耳的,就应当听。”

我爱他,…(现在敬拜神,看神要做什么。如果你从前不曾爱他,你现在愿意爱他吗?你愿意站起来承认他,接受他作你的救主吗?)…我,(神祝福你,弟兄)
为我付出救恩…(还有别人愿意站起来,说:“我现在要他,要爱他”)
在各各他。(神祝福你,姐妹。神祝福你,在后面的年轻女士)
我爱他,…(圣灵向众教会说的话,凡有耳的,就应当听)
因为他先爱我,
为我付出救恩赎价,
在各各他。
93

我们的天父,你看到了这三个人站起来,哦神啊,我祈求你怜悯,哦永恒的神啊,赦免他们的一切罪恶,赐给他们救恩,赐圣灵在他们的生命中,使他们不受第二次死的害。主,今晚他们站在这里,意识到有些事就在眼前了。圣灵已经发出警告。看到神的灵降在人们当中,看到所行的都是照着圣经,只有三个信息,就结束了。哦神啊,赐信息给每一位。

现在,父啊,我们祈求你怜悯。让那宝贵的圣灵一直在我们中间。愿我们敬畏他;神啊,求你应允。父啊,把这些灵魂带进你的监护中;他们是今晚这信息的果子,是从圣灵而来的信息的果子;就是我们中间所谈的圣灵。父神啊,我们祈求你与他们一生同在。愿在那没有穷尽的世界里,我们要在那里与他们相会,靠基督的宝血和恩典得救。父啊,我们现在将他们交给你,用你的圣灵充满他们。我们奉耶稣的名求。阿们。
94

神祝福你们,我的弟兄。站在那些人旁边的基督徒,在他们坐下时,请跟他们握手,祝愿他们一路平安。

看到圣灵是多么顺服吗?正好是在结束时这么做的。瞧?圣经说:“若有说方言的,只好两个人,至多三个人。”[林前14:27]你瞧?我讲道的时候,这方言信息没出来,讲完后才出来。呐,就应该是这样,大家真正存敬畏的心,听圣灵在说什么。接着,发生了什么?罪人站起来悔改。哦,想想。圣灵本身,没有说出来。甚至等这道来彰显。
我认识一些说方言的人。他们三个说方言的,我都认识;我也认识几位翻方言的;我知道他们的生命在神面前是无罪的。我们的牧师内维尔弟兄,原是卫理公会传道人,一个卫理公会的传道人,坐在这里领受了圣灵。坐在这边的朱尼,杰克逊弟兄,他是另一位领受圣灵的卫理公会传道人,没错,他有说方言和翻方言的恩赐。
95

你注意到,他们让自己教会的人都存敬畏的心,神就说话了。你看,神所说的完全照着圣经;一个方言;信息还没有说完,他又说话了,但照着圣经,他说方言不会超过三次(瞧?)。看,神给出那个信息,从不使人混乱,因为先知的灵原是顺服先知的。大家都安静地听。

呐,教会就应该有这样的次序。呐,对你们从外面来的人,听到我这样说过,教会就应该是这样的。看,信息讲出去了。看到结果吗?它马上发生了。有件事发生了,正如辨别人心或辨别诸灵一样。主岂不美妙吗?哦,我很高兴知道,由圣徒保罗在那里所设立的同样教训,到这里还没有断绝,还是一样的。哦,我真高兴我能说我是他们中的一个。你呢?好的。
96

呐,明天晚上七点,我们要讲别迦摩时代,这是个联姻的时代。如果能来,我希望你们来。今晚我讲得迟了一点,因为圣灵在说话等等。但现在还早,才九点二十分。通常我在这里到十点或十一点,所以现在真的还早。你们喜欢主的信息吗?真的喜欢吗?你们的魂有得到喂养吗?

我的孩子们,愿神祝福你们。你知道,我全心爱你们。有时候圣灵抓住我,就很严厉。这道就是这样的;他像两刃的剑一样锋利[来4:12]。他披荆斩棘,内外来回,各个方位。就是这样才对我们行了割礼。割礼就是割掉多余的肉,那是我们不该有的东西。
现在,我要你们注意。今晚你有听到圣灵在翻方言中说的话吗?“停止那个愚昧。”这就是行割礼。要真诚。我们都偏离那条线了,但神知道如何从我们身上削掉那些肿块,不是吗?他肯定知道的。为此我非常感谢神。你们呢?
97

你是这里司琴的吗?我没看到泰迪,我没有看到他在哪里。这是吗?好的,姐妹,请你弹吧。道尔顿弟兄,这是你女儿吗?是媳妇。非常好的女士,很高兴你也是基督徒。好的,哪首是我们散会唱的好歌呢?在散会之前,让我们唱另一首。就一会儿,姐妹,然后我们再唱“时常携带耶稣圣名。”

多少人知道这首“莫忘家庭一齐祷告?”多少人在家庭里有祷告,你家人祷告吗?哦,很好。让我们试一下,就像早年那样。
莫忘家庭一齐祷告,耶稣在那要见你;
除去你所有忧虑,哦,莫忘家庭一齐祷告。
你喜欢这首歌吗?让我们再唱一遍。
莫忘家庭一齐祷告,耶稣在那要见你;(现在有人要约见你)
除去你所有忧虑,哦,莫忘家庭一齐祷告。
98

[原注:一位姐妹说:“伯兰罕弟兄,我能说一件事吗?”]当然可以,姐妹。[原注:姐妹开始说。磁带有空白。]纳什姐妹,那很好。哦,如果你…

若是信而不疑惑,主必领你出软弱;
把你重担卸给主,轻装上路。
轻装上路,轻装上路,
把你重担卸给主,轻装上路。
若是信而不疑惑,主必领你出软弱;
把你重担卸给主,轻装上路。
99

你不喜欢这些老歌吗?哦,我就是…… 我相信,那些人拿起笔来,被圣灵感动写出了这些歌。

就像瞎子芬尼·克罗斯比,当那时代的人试图要她写世俗歌曲时,说:“瞧,你会成为女富翁。”
她说:“我已经将我的生命和一切天赋献给了基督。”她是瞎子,你知道。她说:“我把生命和一切都献给基督。”她说…
于是他们对她有点恼怒,因为她拒绝这样一个机会。她没有像普莱斯利那些人那样出卖长子名分,她持守她的纯正。于是,他们不管她,说:“当你去到天堂时,假如有这么一个地方,如果你也像在这里这样,你还会是个瞎子。如果你还是瞎的,会怎么样呢?你怎么认识基督呢?”
她说:“我必认识他;我必认识他。”
他们说:“如果你还是瞎的,会怎么样呢?如果你还是瞎的,会怎么样呢?”
她说:“我会摸到他手上的钉痕。”然后她转过身去;起身往回走,她说:
我认识他,我认识他,
我被救赎,与他站在一边;
我认识他,我认识他,
凭他手上钉痕,我认识他。
100

哦,我的耶稣啊,那五个宝贵的钉痕,在那里为我流血,我怎能否认这宝贵的主?让我死去,让我走任何的路,但决不要让我否认这位为我流血而死的宝贵的主。是的。

你们今晚离开后,要“时常携带耶稣圣名。”好的,姐妹。现在请会众站起来。
时常携带耶稣圣名,你们忧愁困苦人;
他能赐你安慰安宁,无论何处带着它。
宝贵名(宝贵名),何甘甜(何甘甜)!地之望并天之乐;
宝贵名(宝贵名),何甘甜(何甘甜)!地之望并天之乐。
现在,我们低下头,轻轻地唱:
旅途完毕不再劳碌,耶稣圣名永颂扬。
在他脚前欣然俯伏,尊敬他为王中王。
宝贵名,何甘甜!地之望并天之乐;
宝尊贵名,何甘甜!地之望并天之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