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1127M 起初并不是这样

1

谢谢你,摩尔弟兄。早上好,会众们。我确实很高兴今早又来到这里,我一点也没有错过这个,听到我们姐妹的预言,昨晚也有幸再见到基德逊弟兄,一位老同工,我在五旬节派领域里最早的同工之一。是他第一次带我来到什里夫波特的,我相信是基德逊弟兄,就是几年前当我在旧帐棚举行聚会的时候。我相信就是在那个期间,摩尔弟兄母亲的胃病得了医治,主行了很多事。

2

你瞧,同样的信息仍在继续传讲。我们没有扰乱那个处方。我们只是照它本来的样子,原封不动地照它开给我们的方式吞下去。

我欣赏这位爱尔兰弟兄。我们确实有好的爱尔兰人。唱“在基列有乳香”,完美地跟昨晚衔接在一起。这个优秀的小唱诗班,大卫、摩尔弟兄和姐妹、亚拿·琼和他们所有人,哦,在这里再跟你们众人交通是如此美好的一件事。
刚才站在房间里,一个男人打来了长途电话,他是某个地方的传道人,医生已经放弃了他,查不出来他有什么问题。他拿起电话,打了过去,他们通过家里的办公室联系上了他。他知道我们此时会在这会幕中,当时我们就在那里,基德逊弟兄、我、摩尔弟兄和其他几个弟兄。我不知道是谁站在那里。
3

但他想要知道他在主面前的结局是什么,他要死了吗?圣灵在房子里,不久前,就在办公室里向这人揭示了他的事,他的一切,他是什么样的,他站在那里穿什么样的衣服,他有什么问题,并宣告他得医治了。主那样医治了他,他差点就把电话从挂钩上扯掉了。

哦,我们不高兴我们仍然有这位从起初到末了全都知道的主神吗?在基列有乳香,有很多乳香,真是太好了。在那里有医生,主为我们预备的东西何等多啊!所以,为什么我们去就别的东西呢,神丰丰富富地预备了我们所需要的一切喜乐,我们所需要的一切祝福都在信心的家里,有神的儿女相伴。
4

为什么我们要拒绝这些事,却去抽烟取乐、喝酒取乐呢?那些事只会带来死亡。我们的喜乐就是主。所以,我很高兴能享受那个。

呐,你们什么时候解散聚会?十一点半吗?[原注:摩尔弟兄说:“一点半。”]哦,那个……你们无法容忍我那么久。很高兴在这里见到这群人。我不会讲那么久的。
呐,今晚六点,小伙子们会分发祷告卡,我们要叫例行的祷告队列。若主愿意,今晚我要讲有关神医治的事或类似那样的事,因为我们要把今晚这场聚会奉献上,用作神的医治。
5

比利和我今早坐在饭馆里吃饭,我们在留意看,他说:“爸爸,无论你在哪里遇到基督徒,你都能区分别出他们来吗?”

我说:“当然。”
他说:“你瞧,那个男的和他妻子进来了。他们是基督徒。”
我说:“是的。”
才几分钟后,别的人进来了,他说:“哼嗯。”
我说:“没错。”几分钟后,又有别的人进来;我说:“那个怎么样?”
6

他说:“没错。”你总是可以区分出一个基督徒。当然,许多是没有修饰指甲的妇女,或无论她们涂什么东西,没有涂那些东西,但我是指你同样可以区分出来。瞧?他们都是有记号的。基督徒有一种气氛,因为他是神的儿女,他是一个创造者。

不管那个小伙子是谁,他今早在这里教导了主日学,我肯定欣赏那个信息。他是对的。我喜欢那信息。你是那弟兄吗?哦,就在这里。哦,太好了。你以前一定是浸信会的,因为我能分辨出你讲道的方式。我们……它在那里放了一个小记号,但我们经受得住。你明白吗?呐,我们彼此都是亲切的浸信会弟兄,但我能……
7

当他说话时,他所做的表达……我记在一张纸上了。我会在那里的办公室里拿出来:两个无所不能者相遇了。那是真的。当神和一个信徒相遇时,那是两个无所不能者。因为神……人是神的一部分;他是神的一个儿子,瞧?他紧密地跟整个身体连接在一起。

耶稣在《马可福音》11章22节说:“你若对这座山说:’挪开!’心里不疑惑,只信你所说的必成,你就能……就必给你成了。”瞧?相信你所说的,基督徒太有记号了,他周围是一种气氛。
8

你遇到过你相爱的人吗?你们遇到过,瞧,他们用自己的生命、他们生活的方式、他们所思想的事,以及他们对你的爱创造出了那种氛围。

你知道,你们听过我讲负鼠的信息,和想要螫我的蜜蜂、想要杀我的公牛,那些动物……瞧?它会……你要创造一种气氛,你必须在那种气氛中为病人祷告,瞧?都是同样的事。爱才会把恶鬼赶出去。
我不想叫出名字。他是我带领归主的一个皈依者。他原是个不信者,走在阿尔坎公路的干线上,他在那里看见了我的名字,说:“那是狂热。”所以他就停下了,他住在加拿大北部,靠近道森克里克。那个晚上,太冷了。你们路易斯安那人会死在那里的,因为我都快冻死了,而在这里,我却把各处的空调都打开了,来保持凉爽,在这个大热天里。先生?你喜欢热天。好的。
9

我们走进……他走进那里,那个晚上,有印第安人等等……他不懂圣经,看见了主行辨明的事。他就出去,找到一个印第安老人,一个设陷阱捕兽的老人,带他进去。我们没有发祷告卡。所以他就尽力把老人推上讲台,最后他让这个印第安老人上到了台上,他要……他认识这老人;他说:“那个人在让人们跟着他。”他像那样说出话。

他让这印第安老人上了讲台。他一到了台上,圣灵就说出了他是谁;说:“你住在某个地方,你是个旅行者;你有五个孩子,三个男孩两个女孩。坐在后面的一个正学习,要成为一个传道人。你得了肺结核。”
“是的。”
又说:“带你上来的人就是坐在这里的这个人,名叫某某某。他多疑。”事情就成了。他成了主的一个仆人。
10

不久前,我们一起走遍那个地区,他对我说:“伯兰罕弟兄,你知道我妻子不相信这个,每个晚上,当我去做礼拜回到家里,哦,当我敲门时她就开始冲我大骂,我抓住她的手;她个子小,我抓住她,想要拼命地把那鬼赶出去。”

先生,这让我想起了你今早的信息。他说:“我竭力要把那鬼赶出去,我说:’魔鬼,你从我妻子身上出去。魔鬼,从我妻子身上出去。亲爱的,你被鬼附了。魔鬼,从那里出去。’”
“哦,”我说:“很好,范德勒弟兄,但你攻击的方式错了。”
他说:“哦,你是怎么做的呢?”
11

我说:“你回家时,给她买一盒糖果,进门的时候交给她,拥抱她。”我说:“那是你能把鬼赶出去的方式。”爱赶走惧怕,不是吗?爱。

朋友们,全世界都在渴望爱。就是这样伟大的东西让我们遗漏了太多五旬节的祝福,是爱把这一切融合在一起,它是让神的恩赐和一切东西完美运行的灰泥,即彼此相爱。“众人因此就认出你们是我的门徒。”[约13:35]
在我们就近他的道之前,让我们低头一会儿。
12

全能、无所不能的神,今早最重要的是,我们为你儿子耶稣和他对我们的爱而感谢你,当我们还是罪人的时候,他就替我们死了,借着他的血叫我们和好,回到交通中,回到儿子的身份。

今早我们祈求,愿这道传出去,抓住每一颗心,也抓住我的心,主啊。为主的再来预备我们,这位小女士刚刚预言主已经离开了宝座,在路上了。主啊,我们真的相信这点。利百加为那只要带她去见她爱人的骆驼打水喝,虽然她还从未见过他,但那是一见钟情。主啊,我们感谢你。我们相信我们……当我们见到主的时候,我们知道他是那位受死救赎我们的,那就是爱。
13

到那时,我们在这里和荣耀之间的某处大田野里,冠他为万王之王、万主之主,天使们会低头站着,不知道我们在做什么。他们从未像我们这样失丧。当我们唱他救赎我们的歌时,那将是何等荣耀的时候啊!我们正盼望着那个时候。愿我们的心被预备好。

把这要诵读的道分别为圣,愿它成为我们的灵和生命,使我们能够纠正我们的生活,为那替我们死的主而活。我们奉耶稣的名这样求,阿们!
14

请跟我翻开圣经一会儿。我想在这里读一段经文,看我能不能从中提取一些上下文,在下面的十五到二十分钟里讲一下。让我们翻到《马太福音》19章,我们来读。

1耶稣说完了这些话,就离开加利利,来到犹太的境界,约但河外。2有许多人跟着他。他就在那里把他们的病人治好了。3有法利赛人来试探耶稣说:“人无论什么缘故,都可以休妻吗?”4耶稣回答说:“那起初造人的,是造男造女,5并且说:’因此,人要离开父母,与妻子连合,二人成为一体。’这经你们没有念过吗?6既然如此,夫妻不再是两个人,乃是一体的了。所以神配合的,人不可分开。”7法利赛人说:“这样,摩西为什么吩咐给妻子休书,就可以休她呢?”8耶稣说:“摩西因为你们的心硬,所以许你们休妻。但起初并不是这样。”
今晚我想选一个小主题,或叫题目,如果我们可以这样叫的话:“起初并不是这样。”
15

呐,当耶稣来到地上,为了救赎神所预定的人,而来到这地上造访,他发现教师们在那些日子教导一些不合乎真理的东西。

我不知道,如果今天他来,会不会发现同样不合乎真理的事在发生。他告诉他们,我之所以选择“起初并不是这样”作主题,因为我们必须回到起初,找出事情的真相。我们今天地上的一切事,没有一样是新的。它开始于《创世记》。《创世记》是种子篇。
16

因此,正如我经常引述的,当神一旦做什么事或做出一个决定,他就必须一直持守他的决定。这应该大大坚定我们的信心,瞧?当神说了什么事时,天地都要废去,但那话不能废去。因此,这应该给了我们印记;应该给了我们信心,接受神所说过的话,用尽我们的全部生命来持守它,因为神不能改变它。道是真的。

呐,起初,神造了一切。他先以种子的样式把道造了出来。道是一颗种子,在《创世记》1章,神说:“各样种子要各从其类。”我很奇怪,人们总是试图歪曲神说过的话,就是因为人在堕落的情形里,总认为他可以做一些事,比他的造物主起初所做的更好。他总是试图推翻神所做的事,搞出似是而非的东西。
17

最近我刚刚传讲了一篇有关这一点的讲道:杂交的宗教。科学在其领域里证实,那些宣称进化论的人用他们自己的科学论据,在反驳他们自己的进化论,因为任何杂交的东西都不能再繁衍自己。因此,如果神造了某一粒种子,种子就必须保持那样。如果你用别的东西跟它杂交,它就不能繁殖自己了。你一杂交它的时候,它就完结了。

骡子,骡子永远不能生出另一头骡子,任何人都不能说是神造了骡子。神从未那样做过。那是人搞出来的东西。这让我想起了今天自然界的许多事,当你杂交任何东西时,你就毁坏了它的本性。
18

你去看一匹纯种的马,这匹马有马的性格。它温驯。它高昂着头,你可以叫它。它会把头放在你的肩膀上,发出嘶声,你可以使它……让它表演,它几乎像人一样。它可以……它有高贵的性格,有一些真实的东西。

你永远看不到骡子会那样做。它只是……它只是一头役畜。它只知道干活,毫无恩典。
这让我想起了今天的许多人。他们都是在做工,就是这样。正如杰克弟兄今早关于众教会所说的,它有架构而没有……就像你有一台好的发动机,里面却没有蒸汽。你有一台发电机,但它却没有运转。关键是发动机里的蒸汽。那正是教会所需要的。它有架构。
你以骡子为例。它是世上最哑巴的东西,因为它是杂交的,你可以叫一头骡子,它只会站在那里,竖起两只大耳朵,看着你。
19

你知道,我希望这听起来不是亵渎,但它让我想起了今天太多有骡子宗教、杂交宗教的人。“我们的教会,我们知道所有的一切。”你可以告诉他们圣灵的洗,把神的配方给他们,他们只是竖起耳朵站着,却从来不会动一下。一个好的杂种带来……“我的羊听我的声音,”他们知道什么是真的,因为他们喜欢绵羊的食物。

杂交的种子,比如玉米,你看到它看起来漂亮,因为它是杂交的。那天我看到一个牌子上写着:“杂交的玉米。”哦,它没有益处。你知道那会做什么吗?杂交的牛会产生一只更好的母牛。杂交的鸡……他们现在把鸡杂交成这样,鸡连腿、翅膀都没有了,全是胸脯,可怜的东西只能活一年,就死了。它生下来的时候,其实就已经是死的了。
20

人们还得吃,吃那些杂交的细胞。科学……最近,《读者文摘》写了一篇文章,说如果继续下去,二十年后,人类就要断绝了。男人女人都被歪曲了。女人肩膀变宽了,臀部变窄了。男人肩膀变窄了,臀部变宽了。女人不能生孩子了,因为吃了被歪曲的细胞。

鸡肉,你所吃的鸡,里面的肉质太糊太软了,以至人们再也不想吃它们了。嗯,你……他们正在用自己的想法杀死自己,正在歪曲。我们被造是要吃那些细胞,就是神放在那里的那些东西。
也有一个杂交的教会。今天它比过去更美丽,有更好的会员。五旬节派教会,他们有了更好的建筑,更好的长凳,更有学问的传道人等等,但他们杂交了。
21

让我们回到最初的真光、过去五旬节的祝福和圣灵在教会中的能力。今天,他们把这一切都放在传道人身上。不是传道人。圣灵对普通信徒跟对传道人是一样的。传道人无法拥有全部的信仰。他们在那里得到了,今天我是一个相信我们应该让神的灵回到教会的人,我们可以有圣灵的恩赐带着膏油和能力在那里运行;但今天我们发现,人们在教会时代的开始,(下一个星期我要在我家里的教会教导这个,写一点注释,作为我自己对教会时代的评论)……

22

你注意,教会开始了尼哥拉一党人的行为;不久成了一个教义。瞧,问题是,他们把圣灵全都从会众那里拿走了,设立了主教、监督和教皇。把一切都放在了讲坛上,讲坛变得知识化了。那样,你得到的就是一个受控于知识分子的杂交教会。神在会众中赐给我们圣灵。要让圣灵的膏油运行在会众中间,赐下信息、能力、彰显,即便是我们必须要站在街角,或进入某处的养鸡场或谷仓。

我们不想要任何从神学院中出来的杂交宗教。我们想要它像一阵从上头来的大风,充满整个房子,不只是一个人,充满他们所坐的整个房子。歪曲,那正是人们在我们主耶稣的日子所做的事。那正是人们今天想要做的事:把原本的东西,用自己的想法歪曲它们,毁掉自己。
23

我想问进化论者这个问题。如果你不能繁殖杂交的玉米,他们怎么能教导进化论呢?神说:“各样种子要各从其类,各从其类。”如果你杂交那种子,它就完了。它无法再继续向前了。它又回到了它的原作。

我很高兴我相信神在五旬节那天种下了圣灵的种子,这种子被杂交进了宗派中,但不久它又回到了它的原作,回到了真正的圣灵,回到了福音的信息,回到了《使徒行传》2章,回到了配方,回到了它开始的地方。
有一天,将兴起一位反对这些事、拼命抨击它的人。
注意。呐,回到原作,回到起初。耶稣告诉他们:“回到起初去找。起初并不是这样。”
24

瞧,人们说:“我是长老会的;我是卫理公会的;我是浸信会的;我是这个;我是那个。”那没问题,但让我们回到起初,看它是从哪里开始的,看它起初是什么。那是神在五旬节那天设立他教会的方式。那个方式就是它永远要保持的方式。如果你把任何别的东西杂交进去,宗派、所有其它的东西、点水礼、所有这些形式等等,你就杂交它了。你得到了一个更好看的教会,但它里面却没有生命。它不能再繁殖自己。

25

路德时代出现的复兴,不能繁殖自己,因为他们杂交了它。卫斯理的时代,他们也不能繁殖它。告诉我哪一个组织跌倒以后再兴起过。当他们杂交教会时,它就又退回去了。它完了;不能繁殖自己。它可以带会员进来,成立一个组织,但它不能再繁殖自己。我们需要的是能繁殖的东西,给神带来儿子。你不能从神学院得到。它必须从上头的圣灵而来,好像一阵大风,像起初一样。

杂交的宗教歪曲事情,改变事情,人们歪曲,当耶稣在他的日子来到时,他说:“你们把人的吩咐当作道理教导人,拜我也是枉然。”他们做了什么?他们把神的诫命拿来,杂交成自己的想法,再拿出来,说:“你不可这样,你应当这样等等。”但他们承接遗传,废了神的道,因为他们杂交了它。
26

今天,人们奇怪这些事是怎么发生的。一个人怎么能站着,朝一群会众看去,叫出一个男人或女人,揭示教会的罪等等呢?问题是什么?为什么众教会不这样做呢?他们杂交了。是的。

只有一个教会,那不是宗派。你不能使神的教会宗派化。有一个教会和一个身体。那个身体是耶稣基督在地上奥秘的身体,我们都从一位圣灵受洗,成了一个身体,不管我们是卫理公会的、浸信会的、天主教徒,或什么的。
不管一个人的宗派是什么,如果他依赖他的教会得救,他就失丧了。如果天主教徒依赖天主教会救他,他就失丧了。如果浸信会信徒依赖浸信会教会救他,他就失丧了。如果五旬节派信徒依赖五旬节派教会救他,他也失丧了;但如果那些人单单依靠神和耶稣基督,“你们得救是因着信,不是出于行为,乃是本乎恩。”
27

耶稣发现教师们在他的时代也在歪曲事情,他告诉他们起初……我们今天发现了同样的事。他们说:“哦,是的,圣经是说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我们却不相信他仍然会行神迹。我们相信耶稣说:’我所做的事,你们也要做,’但我们相信那些事随着使徒已经停止了。”看看你们正在干什么。你正在杂交它;你正在歪曲它,说神没有说过的事。

圣经说:“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我相信那是真理。我相信我们一点也不可搞乱它。只要那里面所说的。如果你没有信心跟着它走,也不要阻止其他有信心去走的人。
28

我总是说我希望有像以诺一样的信心与神同行,不见死;但如果我没有那样的信心,我也绝不会想挡住某个有那种信心去行走之人的路。我会让他继续走的。肯定的,我会祈求神赐给我恩典和能力继续向前走。肯定的。

耶稣来的时候,发现教会在信靠教会得救恩。当他末日以圣灵的样式来的时候,他今天也会发现同样的事。他发现人们信靠教会得救恩。在耶稣的日子,当人们来信靠教会得救恩的时候,他们得到了什么?他们得到了一堆的信条、人造的教条,把神的道歪曲成了信条。
29

今天我们得到的也是同样的东西。当圣灵在这里时,这位圣灵搜寻、寻找基督的新妇,我们得到了什么?他发现了什么?人们接受信条得救恩,而不是回到原作去得救恩。你得到一本祷告的册子,或某种“我们某某相信这个那个”的教科书。

为什么你以为教科书是救恩呢?神的圣经就是教科书。要回到起初。你接受握手代替洗礼;接受点水礼代替水洗;接受形式和信条等等代替照神所写的方式去接受配方。那就是我们今天有了一个死的、杂交的教会的原因,因为它再也不能繁殖了。路德派信徒会产生路德派信徒;浸信会信徒会产生浸信会信徒;长老会信徒会产生长老会信徒,但神进来的时候,他会产生圣徒,原本的圣灵,五旬节的祝福。
30

他们指望教会带给他们救恩。后来他们发现,当耶稣来的时候,他们甚至认不出他们救恩的根源,因为他们杂交了。他们好像一群骡子一样看着他。“哼,你是谁?私生子,”好像某处嘶叫的老驴,你知道。外面,“神迹的日子过去了。摩西做了这个那个,但这人是谁呢?他不属于我们的任何组织。噢,那是心灵感应;就是这样。他是别西卜,魔鬼。”

那同样的事又发生了。他们不认识基督,不晓得他复活的大能。他们借着信条认识他,而不是借着他复活的大能。基督住在人里面,如果他今天来到,我们会听见人们说的是他们所做的事,耶稣会简单地说:“起初并不是这样。”
哦,人会说:“主啊,我在某个圣教会中受过点水礼。”
主会说:“起初并不是这样。”
“哦,我跟传道人握过手,做了表白。”
“起初并不是这样。”
31

起初门徒一直等到能力从上头降下,一阵旋转的大风改变了他们生活的整个进程,用某种东西点着了他们,向世界传福音。

我们怎么能通过阅读、写作和算术来那样做呢?耶稣说:“你们往普天下去,传福音,”不是教阅读、写作和算术。“传福音。”什么是福音?福音本是圣灵的大能和明证。伴随以下的话:“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
32

你怎么能教人说方言呢?你怎么能教人用大能赶鬼呢?你怎么能教人做耶稣说他要做的这些事呢?你怎么能教人站讲台,预告正在临到、已经临到和将要临到的事呢?你要怎么教他呢?你做不到。那是神的恩赐。当我们远离那个,就进入了杂交的境地。我们回到……我们只要回到起初,每一粒种子。

我不知道。我想要科学回答这个问题。如果有进化论这么回事,他们宣称它会能以某个其它的方式来到。为什么没有比人更高等的东西出现呢?我们没有一个种类比人高等,因为人是照着神的形像。没有一样东西能超过它的造物主。我想要他们回答那个问题。他们回答不了。为什么?人是最高等的种类。
33

为什么在我们的伦理、教育和我们的大神学院里不能产生一样东西,胜过他们在五旬节所得到的呢?你做不到;因为那是神行事的方式。没有出现任何激动人心、产生这些神迹的事。你永远不能教育人们进去。你永远不能教导他们进去。他们必须重生才能进入它里面。

所以,我们的宗派是杂交的。我们需要圣灵,基督奥秘的身体在地上成形。那是起初的方式。它繁殖自己,又回到起初。
34

在所有的宗派时代里,最后神繁殖他的教会再回到圣灵。我很高兴在它里面。让旧的种子和肉欲死去;在基督耶稣里成为新造的人。今天我们与基督耶稣一同坐在天上。圣灵正在繁衍。哦,我对此太高兴了,消除疑惑,消除各种主义,在他自己里面繁殖神的儿子,不是繁殖骡子、杂交它,而是繁殖神的儿女,他们不会看着道却竖起耳朵说:“哦,我妈妈是长老会的。”

那没问题,但我们先需要使我们成为神的儿女,消除不信、信条等等,借着圣灵把我们带回去,成为神原本的儿子们。绝对是的。这就是教会在今天正在做的。
35

然而今天人们却像过去一样,把教会杂交成组织、信条,把人们的头脑都搞混了,然后他们说:“神在哪里?旧约的神在哪里?应许了这些事的主耶稣在哪里?”那正是不久前葛培理遇见一个回教徒时所面对的。“你所讲的这位神在哪里?你说他医治病人。我带三十人,你带三十人,看我们对此能做什么。”

哦,今天我们需要的是勇敢、被圣灵充满的人,呼求神的手降在这事上。是的。神仍是在迦密山上与以利亚同在的神;他今天仍是一样的神。
36

我们需要一个在圣灵里繁殖的宗教,有圣灵的大能。神在哪里?神在他的教会里;神在他的道中;神在他的子民中;神在他的宇宙中;他在到处,但我们不能把他杂交到一样东西里,因为他不跟任何东西杂交。他是神,独一的神。你不能用五、六种不同的东西和四、五位不同的神来繁殖他。他是神,独一的神。他不会杂交。他是神。你不能搞出圣徒代求,说:“这位圣徒做这个,那位圣徒做那个。”没有这样的事。在神和人中间只有一位中保,就是基督耶稣,唯一的中保。

那么,教会出了什么问题?如果耶稣在这地上,他也在这里,今天我们发现教会处在耶稣所处的同样的境况中,把人的吩咐当作道理教导人。耶稣说:“起初并不是这样。”呐,我们要找出起初是什么样的。
37

这让我想起了一天……约瑟和马利亚上去过节,他们开始走在回程路上,他们走了三天的路程,他们把主耶稣丢了。他们不知道他在哪里。呐,三天当中,不知道他在哪里,后来发现他们开始找他。教会走了将近两千年,不知道主在哪里。谈到他们的三天……

“哦,”他们只是说:“也许他在我们某处的亲族中。”教会一直就是这样想的。“哦,他就在附近某处。如果他不跟我们浸信会同在,他就会跟卫理公会同在。哦,他就在附近某处。他跟我们的某个亲族在一起。你知道从前我们的卫理公会前辈有,我们的路德派前辈……”不要像那样轻忽地对待。让我们找到他。圣经的神在哪里呢?做出这些应许的神在哪里呢?他是谁呢?他的名是什么?
如果他们应许了,为什么我们不能做他们从前所做的事呢?为什么不一样了呢?
38

不久前,我在打松鼠。我在五十码处练枪。如果我不能瞄准松鼠的眼睛,我就会放走它。如果我离它三十码,我就退到五十码。要确保我会打中它。我的来复枪失灵了,我把它寄回温彻斯特公司,是支便宜的来复枪,他们转告我,说:“伯兰罕牧师,这支来复枪在二十五码的距离会偏差一英寸。你用75型的温彻斯特枪,得到的结果就是那样。”

我知道得更清楚。我去到官方的打靶场,用这支枪连续打中了八根扁头地毯钉,我知道他们错了,瞧?就是这样。我曾那样做过,旋松螺丝,再旋紧它们,因为这里千分之五的振动就会使它在五十码的距离偏差一英寸。我对它进行了处理,松动了枪管,做了我所知道要做的一切事。我知道同一支来复枪……我的朋友,坐在这里的吉恩·高德知道那天我用那支枪把八、九根钉子、九颗子弹打进了同一个洞里,但制造它的公司却说那枪在二十五码的距离会偏差(你知道,就是子弹偏差)大约一英寸,而这却是在五十码远的距离打中了钉子。
39

我坐在树下,伍德弟兄和其他人在那里打松鼠,想打松鼠哪里就打那里,后面、前面,任何部位。没有任何差别,反正他们打中了松鼠,过得很愉快,我则坐在树下。我哭了起来,说:“主啊,为什么你把我造成一个神经过敏者呢?为什么你那样造我呢?为什么我不能出去,像他们那样享受打猎,却必须要让这支枪处在极好的状态呢?”

我在那里等了大约半个小时,脸伏于地,开始哭。圣灵临到我,说:“我那样造你是为了一个目的。那是为了一个目的。当一个人说一件事,像那样轻松地说中,你却不能忍受,除非它归零了。它必须精确,不然就不对。”
我说:“我明白了,主啊。”瞧?
40

教会宗派无法满足我。如果圣经说了一件事,教会却教导别的,那行不通。如果耶稣基督住在使徒里面,行了他在地上所行的神迹,如果我们归零了,就会再行神迹。我们必须归零。我不管教会说什么:“它会偏差这个、那个,父、子、圣灵和其它一切的事,所有这些信条等等。这一条路或别的都没关系。”但对我来说它不对。

如果使徒打中靶心,我们若用神的道来归零,我们也能打中靶心。让我们的经历跟神的道一起归零。他们那样做了。如果他们做了,为什么我们不能做呢?如果我们归零了,就会做同样的事。
哦,教会说:“只要它打中了,只要你加入教会,跟牧师握手,把名字记在册子上,说这个信条、这个使徒信经,那又有什么差别呢?”差别太大了。
41

圣灵把你归零到神的道上。耶稣……他们期望他跟亲族在一起。我们也是这样期望的。“哦,他跟……他跟马丁·路德同在;他跟约翰·卫斯理、约翰·史密斯、加尔文、亚历山大·坎贝尔或他们一些人同在。他跟他们同在。”那不管用。他跟我们同在吗?

于是,有一天,他们开始到处寻找。你知道他们在哪里找到他的吗?不是跟他们的亲族在一起,不是跟他们的组织在一起,不是跟他们的宗派在一起,不是跟他们期望他在的那些人一起。那正是我们一直在做的事。
42

我们一直想要有一场复兴。葛培理穿越了全国。杰克·舒勒,哦,有许多其他的人想要有复兴。他们在做什么?靠智力,把所有的浸信会信徒带到一起,把所有的卫理公会信徒带到一起,把长老会信徒带到一起,把他们带到一起,搞出组织,设立领袖,赐给他们话语,激励他们等等,握握手,就没事了。那是好的。

就像吃西瓜的黑人,他吃了一片西瓜,说:“孩子,味道怎么样?”
他说:“很好,但还有更多的瓜。”
43

今天就是这样的。聚在一起握手是好的,但还有更多的事。阿们!还有比那更多的事。不管我们把多少知识分子聚在一起,不管我们怎么做,生命不在那里。我们必须回到我们离开基督的地方。

马大,哦,是马利亚和约瑟回到了他们离开耶稣的地方。他们在哪里离开了他?在五旬节,不是在路德派教会,不是在卫理公会教会,不是在英国的根基上,不是加尔文、诺克斯、芬尼。那些人是好的。我们决不是在我们组织的开始离开的。我们在五旬节离开了他。那是教会必须回到的地方。那是你能找到他的地方,不是在你的教会里,不是在你的组织里,不是跟你妈妈的宗教、你爸爸的宗教在一起;你必在五旬节找到他。
44

我知道你们以为我癫狂了。也许我的举止是那样的,但我觉得不一样。瞧,弟兄。要回到五旬节。我们现在偏离得太远了。我们把五旬节拿来组织,把它组织起来,组织它,组织它,成立这个宗派,在这个、那个和别的事上争论不休。握手是好的。但那不够。让我们回到原作!回到起初;回到我们离开的地方。阿们!听我讲。我奉主的名说:回到起初。

你说:“我是卫理公会的。”
“起初并不是这样。”
“我是受点水礼的。”
“起初并不是这样。”
“我是浸信会的。”
“起初并不是这样。”
“我是长老会的。”
“起初并不是这样。”
45

起初是五旬节,不是一个组织,而是一个五旬节的经历,由圣灵把神的种子带下来,使男人女人说方言,像醉酒的人一样摇摇晃晃,圣灵运行在教会里,显出神迹和异能。“起初并不是这样。”

你说:“哦,我属于圣洁的大教会。”
起初并不是这样。
“我属于神圣的罗马教会。”
起初并不是这样。
[原注:磁带空白。]……枝子。如果它长出另一根枝子,也必是五旬节的枝子;必跟第一根枝子一样,结出同样的果子,有同样的神迹,同样的异能。你说:“我是路德派的。”
“起初并不是这样。”你是嫁接进去的,靠主耶稣的名存活,却没有结出那果子。信徒的神迹没有随着你。
“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他们出去到处传福音,主与他们同在,用神迹随着,证明所传的道。如果我们拥有的东西跟那个不一样,“起初并不是这样,”他们起初得到圣灵的方式,同样是今天我们得到圣灵的方式。
46

你说:“哦,我不……我不知道。我得到了。我相信,可能我信的时候就领受了圣灵。”

“起初并不是这样。”他们相信了,然后领受了圣灵。
在《使徒行传》19章,保罗对上面那些有阿波罗这位悔改信主的律师作传道人的浸信会信徒说,他说:“你们信了以后,受了圣灵没有?”
你说你信的时候就得到了圣灵,然而起初并不是这样。
你说:“我受了点水礼,我说……”
“起初并不是这样。”
“我加入了……”
起初并不是这样。起初根本不是加入什么教会。起初他们是重生进入教会里,如果那……是的。
47

你是生在它里面,如果这葡萄树长出另一根枝子,它就会像第一根枝子。如果葡萄树长出另一根枝子,它就会是《使徒行传》上所写的同样的枝子。它会有同样的教义;会有同样的能力;会显出同样的神迹,因为那是他们起初所拥有的同样的教会。

让我们停止杂交自己。我们当回到道上,像起初那样。你们喜欢这样吗?我靠那道而活。
现在让我们对那写了这道的主说话,我们低头。
今早,这里有谁觉得你在某处被杂交了,你想要圣灵今早借着一次出生进来吗?
48

杂交在旧约是如此可怕的一件事。神说:“私生子不可入耶和华的会,直到十代。”[申23:4]没有任何东西能把那罪清除掉。十代,私生子四百年不得入神的国。没有血清处理他。他必须通过家庭把那罪清除掉。私生子四百年不得入耶和华的会。

但今天,自从耶稣基督的血被洒下之后,你被各种不同的想法杂交了,今早圣灵在这里,要把你繁殖回原作,带你回到五旬节,把你繁殖回去。今早我们与基督耶稣一同坐在天上,让圣灵[原注:磁带空白。]做工。割礼是什么?割掉所有的杂交、多余的肉、世界上的事、教会时代的事,把我们带回到五旬节,像起初一样。
49

你喜爱接受这个经历,渴望一个祷告,让你接受它,回到起初,有基督的生命住在你里面,产生他在地上时所产生的神迹吗?在我们祷告前,你愿意举手祷告吗?神祝福你;神祝福你,到处都是手。

仁慈的主,今早我们为你的道而感谢你。道是尖锐的;是真实的;但它又是一把剑,纠正的剑是锋利的,是有功效的;能辨明心中的主意和思念。今早我们为你的道感谢你;尽管它刺入,行割礼。那是它是剑的原因。它要从我们身上割掉世界上的事,把我们带进跟你的交通中,作为神的儿女与基督耶稣一同坐在天上。
50

在创世之前,神就预定了我们可以在他面前成为圣洁、没有瑕疵,生活在圣洁、纯净的领域,承认我们在这地上是客旅。我们是寄居者;我们不属于这里。我们的基业是属上头的。我们正在寻求那座将来的城,就是神所经营所建造的。我们天天、时时都听说它,当我们坐在一起教导和赞美你的时候,愿圣灵的祝福倾泻在我们身上。

现在我们为这些举起的手祷告。神啊,这是真诚的时刻;当人们看着这地,因这将要临到的事,惧怕降临在他们身上。他们不想要不可靠的东西。他们想要可靠的东西;他们想要真实的东西。父啊,当他们看到他们被嫁接的生命,他们无法结出果实,第一棵葡萄树的神迹不在他们里面。他们举起了手,“主啊,除掉这个,让我能借着真正的枝子而来。”
51

神啊,今早我祈求圣灵把他们繁殖回去,繁殖他们,脱离对耶稣医治的一切疑惑,以及怀疑圣灵只是一种狂热的兴奋,像人们说的那样;让一切的疑惑离开,知道这是可称颂的主耶稣在我们面前。他正在证明自己。

打开人们的眼睛。不要让他们像使徒时代和先知时代的人那样生活。几乎没有先知被人认出来,直到他们死了以后。耶稣没有被认出来。此外,许多圣徒也从未被认出来。信息传过去,人们错过了。总有一天,这教会要被提,被取走,那时他们要叫喊:“请分一些油给我。”但那时再也没有油买了。主啊,愿他们今早不错过它,而是带着谦卑,愿他们全心地寻求你。
52

父啊,现在,我不能把你带给他们或把他们带给你。我只能说你说过的话,和你说过的计划。“那听我话、又信差我来者的,就有永生。”神啊,我祈求这里每一个没有圣灵的人今早回到起初。不用离开他们的教会,只要回到起初,嫁接,不是嫁接,而是重生进去。宗派嫁接的枝子永远站不住。我祈求他们重生进入灵里,进入葡萄树里,像起初那样。

父啊,我将他们交给你。我祈求你今日祝福他们;帮助我们;使我们的思想和心分别为圣。今晚当祷告会为病人举行时,愿我们中间有说不出来的能力。愿人们的心被圣灵洁净,一切的疑惑和惊慌都消失。耶稣基督活着,他现在与我们同在。主啊,求你应允。
53

祝福这个教会;祝福杰克弟兄、摩尔姐妹、亚拿·琼、唐和这里联合的所有人。莱尔弟兄,布朗弟兄,那么多人,父啊,我无法叫出他们。每个传道人,基德逊弟兄,这里其他所有的传道人。布特莱尔弟兄,许多我们甚至不认识的人。

主啊,使我们的魂烧起来。神啊,让我们快快地回去。我们谈论到它,光谈论不管用。让我们回去。“人若知道行善却不去行,这就是他的罪了。”[雅4:17]这是不信。罪就是不信。我们若是说回去却不回去,我们就是不信。让我们回到起初,主啊,拿起这信息,把它撒给人们。看到圣灵再次像他在五旬节那天运行的那样。
父啊,垂听我为他们所做的祷告,我奉耶稣的名求,阿们!神祝福你们和你们的牧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