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1126 为什么

1

我们起立祷告一下。让我们低头。每个有需求的人,举手向神表明。当我们祷告时,要在你心里持守住你的需求。

最仁慈圣洁的神啊,我们现在藉着祷告进入你神圣的同在中,先求你赦免我们的过犯,正如我们赦免那些得罪我们的人。
父啊,今晚我们有很多的需求。你看见他们的手,你知道他们心里的愿望和其中的细节。我的手也举起来了,求你将我们心所渴望的赐给我们,尤其是藉着我们对于神多重祝福的渴望,恢复我们身体的医治和救恩的喜乐。主啊,愿这祝福降在我们身上。
我们祈求你祝福全国并全世界各地的传道人。明天是安息日,教会将打开门,人们来来去去,传道人传道,为病人祷告。神啊,我们祈求你明天用伟大的信息恩膏你的每个仆人,垂听他们为病人和有需要的人所做的祷告;拯救失丧的;归荣耀于你自己,我们奉你儿子耶稣的名求。阿们!请坐。
2

今晚又回到这个会堂继续第二个晚上的聚会,我感到非常荣幸……哦,是第三个晚上的聚会。我们很抱歉没有足够的座位来接待那些站几个小时的人,我们知道他们的双脚疼痛。但我全心地祈求天上的神为此奖赏你们。你们像这样站着等候,坐着的人里有许多患病的和有需要的。

呐,我刚问过我儿子比利·保罗他亲自、或者吉恩又或是他们任何人,是不是又发了祷告卡;他说他们没有,因为我们期待今晚聚会后马上开始洗礼事奉。我相信,水池是在地下室。
我记得上次我在这里时,他们有洗礼事奉。我相信他们让我套上莱尔弟兄的工作服。他比我高一点,所以我必须从底下把衣服卷起来,他们把我放到这个水池里,把水加得太热了,几乎烫着我了,但我做了我认为正确的事,给我所知道可以施洗的所有人都施洗了。
3

呐,明天,我刚从摩尔弟兄那里得知,明天上午主日学之后,主日学聚会之后,我要讲道。

呐,你们在这里有教会去的人,我们不想要你们错过你们自己的事奉。你当留在自己的岗位上。通常,当你的教会有聚会时,你们在这本地的,你的位置是呆在你的教会里,明白了吗?如果你没有教会,想要来,嗯,我们会很感激。
接着,当我们为病人祷告时,如果你有亲人,我相信,如果你只是对牧师说:“我带妈妈、儿子、或某个人过来接受代祷,可以吗?”我确信他会说:“没问题。”你瞧?如果你来要带人接受代祷的话。但只要你相信,你的牧师跟我或其他任何人有同样的权柄为病人祷告(瞧?)。你用不着参加一场特别的聚会去得医治。你甚至用不着接受代祷。你只要接受主。你需要的就是这个。
4

昨晚,圣灵行了一件特别的事。我们没有分发任何祷告卡,主就走遍了整个会堂。他这么做,岂不是一件绝妙的事吗?

你瞧,神的医治不是在任何一个人里面。瞧?它是在一件已经完成的工作里,在你对一件已经完成的工作的信心中。医治的恩赐只是对医治的信心的恩赐,瞧?呐,医治的恩赐甚至用不着是牧师。他可以是普通信徒。普通信徒也可以有同样的东西,瞧?
我记得一次在密西西比州梅里第安,我相信是在那里。我正在主持聚会,天下着雨。我跟一个弟兄在那里,他是一个合作的传道人,或是在其他教会赞助聚会的人。他的名字好像是贝格斯比或巴兹比,或类似的什么,在密西西比州:贝兹比,可能这就是他,过去是个足球运动员。
在一个礼堂里,出现了一个令人惊讶的见证,这见证是,我叫比利下去分发祷告卡,好让他们不至于像在竞技场一样。那是个教堂,尽管那是礼堂,但我们仍然认为它是教堂,只要教会在那里聚会。不管它是在哪里,都是……会众是教会,是被呼召出来的。
5

后来见证进来了,有个小女士坐在前面的座位上,只是一个普通的教会女孩,小母亲,另一个女士抱着婴孩走来走去。婴孩裹在毯子里,天下着雨,小女士没有地方坐。礼堂里挤满了人,一直到街上,人们打着伞站着。

这个小女士坐在那里,圣灵对她说(只是基督身体的一个小肢体),她说……圣灵对她说:“去为那婴孩祷告。”当那女士转过身时,她手里拿着一张祷告卡。
哦,她说:“父啊,我不能去为那婴孩祷告。伯兰罕弟兄今晚要为那婴孩祷告。”好像那个跟这有关系,她说:“我实在不能为那婴孩祷告。”
那母亲走来走去,这负担在她心里越来越强:“去为那婴孩祷告。”最后她说:“也许为了把这负担从我心里卸掉,我可以把我的座位让给那女士,因为她看起来累了,说是不是……”
6

她说:“你好,姐妹?你抱着婴孩太累了,我没有……我没有带孩子,请你来我的座位上坐。”

那女士说:“谢谢,姐妹。我不想坐你的位置。”
她说:“不,你一定要坐,因为我看见你累了,疲倦了。”于是她坐下了。她说:“在你坐下之前,我注意到你手里拿着一张祷告卡。”
她说:“是的,刚才年轻人走到门口时给我的。”
她说:“哦,伯兰罕弟兄今晚要为你的婴孩祷告。”
她说:“我希望如此。我希望我的号码今晚能被叫到。”
她说:“哦,我会祷告愿伯兰罕弟兄今晚能叫到你的号码。”她接着说:“我是个基督徒,我实在无法从我心里卸掉这个负担,对不起,你可不可以让我为你的婴孩祷告一下,使我好受一些?”
“哦,”她说:“当然,亲爱的,只管去为孩子祷告吧。”
7

小母亲把婴孩抱起来,按手在哭着的婴孩身上,说:“主啊,我这样做,是要从我心里卸掉这个负担。当你的仆人伯兰罕弟兄来为这婴孩祷告时,我祈求你医治他。让他得医治。”另外这个女士抱着婴孩坐下来,这位女士就走了,上了楼座。我相信这礼堂有两个楼座,她在最上面的楼座。

大约五分钟后,我走进来,我讲完道后,说:“我要叫祷告卡25号到50号,”类似那样。你知道我经常叫号的方式,从某处开始,卡片打乱了,只是叫一群人出来,这样会众就不会聚集,“我拿到了1号或2号,”不管是什么。
8

刚好这位女士是队列里的大概第三或第四个。瞧,你知道,在会堂上面的那位小母亲,就是站在顶上的那个,感到格外高兴;她说:“哦,主啊,谢谢你。哦,我为那位母亲感到非常高兴;我心里正挂念着那个可怜生病的婴孩。”

当小婴孩进入祷告队列,走近我们所站的地方,我所站的地方时,我看着她。呐,你知道,我们录在磁带上了,说……我就是这样知道的,磁带上说:“姐妹,你的婴孩得了(我忘了是什么病)某种疾病或毛病。你来自某个地方,你是某某人,某某太太。但你的婴孩已经得医治了。因为圣灵对那个站在楼座上的女士说话了。她已经为你的婴孩做出了信心的祷告。”瞧?
那位母亲对婴孩的同情远超过了我对婴孩的同情。你瞧?医治的恩赐……如果神对你的心说去为某个人祷告,你就去做神告诉你做的事。瞧?要一直跟从圣灵。
9

昨晚说……我们相信我们正生活在末日(你们相信这个,是吗?),就在主耶稣再来之前。神在起初,当耶稣来到地上时,他说:“我若不行我父的事,你们就不必信我;我若行了我父的事,你们就当信这些事。”如果你不能信他这一个人,瞧,就信伴随着这人的那些事。

我们发现,昨晚讲到,神先在火柱里启示自己。后来他又在他儿子里启示自己。现在他在教会里启示自己(瞧?),同一位神:父、子、圣灵(瞧?)在教会里。是的。这就是神在我们之上,神与我们同在,神在我们里面。
10

呐,接着我们发现耶稣在地上时,他说:“我从神那里出来,又归到神那里去。”是的。瞧,当他死了,埋葬了,复活了,升上了高天,我们意识到,神—逻各斯或跟随以色列经过旷野的火柱就是基督。那是恩膏。

他说:“还没有亚伯拉罕,我是。”我喜欢那个词“我是”,你们呢?不是“我过去是或我将来是”,“我是。”你说神迹的日子过去了,你就使他说“我过去是”。但他不是那样说的。“我是。还没有亚伯拉罕,我是。”
11

呐,我们发现当他……他复活升天之后,回到神那里,他就是那位带领以色列人经过旷野的,他又回到了火柱。

保罗在去大马士革的路上,被一道光击倒,其他的人都没有看见那道光,但保罗看见了。当他被击倒时,他听见一个声音说:“扫罗,扫罗,你为什么逼迫我?”
他说:“主啊,你是谁?”
主说:“我是耶稣。”他从神那里出来,又归到神那里去。我们发现,末日圣灵回到了五旬节运动中。我们有了它的照片,同样的火柱。呐,当时同样的火柱,彰显在人的肉身里,向人彰显了一个弥赛亚的迹象。呐,当我们查考时,我们知道弥赛亚,弥赛亚的迹象,他是神先知。
那正是所有真以色列人所仰望的,就是一位先知,因为神说:“你们中间若有属灵的或先知,我耶和华必向他显明,他所说的若成就,你们就要听他。我与他同在。若不成就,那就不要听他。”
12

摩西说:“主你的神要兴起一位先知像我。”我们发现当耶稣来时,他在一个人面前行了先知的迹象,我们就说这人叫西门·彼得。他的名字当时是西门,耶稣说……

西门一走到他跟前,他就说:“你的名字是西门;你应该叫彼得。你父亲是约拿。”
哦,这完全就是那位先知。拿但业看见了,或腓力看见了,跑去告诉拿但业,“你来看我们看见谁了,或我们找到谁了,就是约瑟的儿子拿撒勒人耶稣。”
他说:“那里还能出什么好的吗?”
他说:“你来看看。”毫无疑问,当他过去时,他告诉了拿但业他看见的事。
拿但业是个坚定的希伯来人信徒,他一走进祷告队列或会众中,不管是哪里,我们发现耶稣说:“看哪,这是个真以色列人,他心里是没有诡诈的。”
他说:“拉比,你从哪里知道我呢?”
耶稣说:“腓力还没有招呼你,你在树底下,我就看见你了。”
那就行了。他说:“拉比,你是神的儿子!你是以色列的王!”
13

呐,地上有三个种族的人。如果你相信圣经,只有三个种族:含、闪和雅弗的子民,犹太人、外邦人和撒玛利亚人。彼得在五旬节用钥匙向犹太人打开了门。腓利下去,在撒玛利亚给他们施洗,但彼得下去,按手在他们身上;他们便领受了圣灵,还有哥尼流的一家。彼得有钥匙,向这三种人打开了门。

呐,有两个种族的人正在仰望弥赛亚到来:撒玛利亚人和犹太人。他只去到那些仰望他的人那里。对吗?公义之子,那些仰望他的人要在末世显现,其光线有医治之能。
14

呐,注意。呐,当他以弥赛亚的迹象向犹太人显明自己时……虽然他要去耶利哥,但他必须经过撒玛利亚,他需要经过那里。妇人出来。我们知道这故事,他如何先接触妇人的灵,开始跟她谈话,说:“请你给我水喝。”

他开始了一段谈话,而他们有种族隔离。妇人说:“这不符合习俗。”
不久,他找出了妇人的问题所在,他说:“去叫你丈夫也到这里来。”
妇人说:“我没有丈夫。”
他说:“你说得没错。”他对妇人说:“因为你已经有五个丈夫,你现在同居的那个并不是你丈夫;所以你说得没错。”
妇人说:“先生。”注意看她与那些祭司、拉比之间的不同。那些人说:“你是别西卜。”当耶稣那么做时,他们说……
耶稣说:“那是不可赦免的;称神的灵为污秽的东西就是亵渎。”瞧?
15

但这妇人对这事工知道得比今天许多传道人还多。那是……虽然我们认为她是个妓女,但她说:“先生,我看出你是先知。我们知道弥赛亚来了,他必显明这些事。”她那样被教导;她知道她正在仰望什么。

耶稣说:“这和你说话的就是他。”
听了这话,妇人丢下水罐,跑进城里,说:“你们来看,有一个人把我素来所行的一切事都给我说出来了,莫非这就是弥赛亚吗?那岂不就是弥赛亚应当行的事吗?”
“是的。”人们因这妇人说耶稣是弥赛亚就信了耶稣,因为他彰显了弥赛亚的迹象。
16

呐,在圣经里他没有向外邦人那样行过一次。没有。

但他说:“挪亚的日子怎样,人又吃又喝,又娶又嫁,还有罗得的日子。”呐,我们看到……注意。在罗得的日子,有三种人。一直都有三种人。每件事都在三位一体里,藉着一成为三位一体。
注意。在罗得的日子,有不信者,所多玛人。有罗得,不冷不热的教会,以及他的家人。有亚伯拉罕,被呼召出来的,因着一个选择坐在沙漠里的。不是他必须,而是因着选择,他选择了少数被藐视的属主之人的道路。
当天使下来对他说话时,他们……我相信那是神的显现,我真的相信,因为那就是神。其中两个,一位现代的葛培理等等下了所多玛,向所多玛人和不冷不热的教会传道。他们从来没有行任何神迹,只是使他们眼目昏迷。传福音使不信者眼目昏迷。我们知道这个。传讲道使不信的人眼目昏迷。
17

但留意这位天使在那里对蒙拣选的教会所行的迹象。他背对着帐棚,是个陌生人,他说:“亚伯拉罕,你妻子撒拉在哪里?”对吗?说出他结了婚,他妻子的名字是撒拉。这位陌生人,留意圣经明确地说:“在你背后的帐棚里,”在那人背后。这个人是神彰显在肉身。亚伯拉罕称他“以罗欣”,全能者。瞧?他在末日要做什么?“在你背后的帐棚里。”那是什么样的读心术或心灵感应呢?

他说:“我要造访你。”呐,记得“我”。“我”是做出应许的神。同一位说:“我。”“我”是个人称代词。好的。“到明年这个时候我要造访你。”撒拉在帐棚里心里暗笑。你知道。天使说:“撒拉为什么笑?”在他背后。撒拉否认这事。神本可以当场杀掉她,但他不能,因为撒拉是亚伯拉罕的一部分。
如果我们不是基督的一部分,我们的罪本来会毁掉我们。他不能杀掉教会,因为我们就是基督,瞧?撒拉和亚伯拉罕是一体的。基督和他的教会是一体的。藉着他的信心,我们的罪被他的血遮盖。我们信靠的不是我们的工作,而是他已经完成的工作。
18

呐,记住,耶稣说:“所多玛的日子怎样,人子降临的日子也要怎样。”另外,同样事情的造访。呐,如果神在犹太人的尽头和撒玛利亚人的时期显明了他的迹象,却让外邦人靠普通的神学进去,那他就做错了。他是无限的;他做任何事的第一个决定一直都是一样的。那就是我们对他的道有信心的地方,因为他所说的话,他不能改变。

我会改变我的话,因为我是有限的。他是无限的,他不能改变他的话。因此,当神说了什么事,你就可以把你的魂放在它上面,因为那话是真的。那是你能有信心的唯一方式,就是相信他所说的话。那是你能蒙神喜悦的唯一方式,就是相信他所说的话。
19

在最后的时刻你是否注意到,我们谈到了最近这次大会,赫鲁晓夫同东方的五个国家,艾森豪威尔领袖同西方代表的五个国家,像的十个脚趾头,他们不能混合;赫鲁晓夫脱下鞋子敲打。属灵的头脑马上就会在桌子上领悟这点。瞧?他们无法混合。

下一件事就是非人手从山上凿出的石头的到来,要滚进外邦国家里。外邦国度要完了。
就在那个时候之前,主要差遣这位天使给什么教会?给所多玛吗?不。给不冷不热的教会吗?不。他被差遣给被拣选、被召出来的教会。他要显明什么样的迹象呢?他昨晚在这里行的同样的事:神,以罗欣以这位圣灵的形式彰显在他的教会里。哦!这应当把我们送到九霄云外,呼喊和赞美主的荣耀。
这些事正在发生,之前……不是水降下来。神赐下人的道德,但在所多玛,你记得,神由他们去了。那是属灵的翻译。我们在末时了,朋友们。今晚想想这点。如果你的生活上纠缠着罪,要想一想。
20

明天,若神愿意,我要叫小伙子们过来,或明天晚上大约六点在这里分发祷告卡,我想是。对吗,摩尔弟兄?明晚大约六点。

呐,今晚我们在这里祈求。谁知道神要做什么呢?我们不知道。他是神,如果神做一件超自然的事,证明他在这里,绝无错谬的证据,你唯一要做的就是说:“是的,主啊,我相信它。”
南非,几万人,成千上万人坐在那里,因着一件神迹,两万五千人坐的轮椅、褥子、担架,一次就装满了七辆大货车。三万个土著人把他们的偶像摔在地上,归向了耶稣基督。
21

哦,我们被灌输了各种东西,如此惊慌害怕。不要怕。那天晚上,我传讲了“不要怕,是我”。那是唯一能帮助他们的东西,他们当时快要死了,快被淹死了;撒但要得到他们,他们以为他是个鬼魂。那是唯一能帮助他们的东西,今天也是这样的。

唯一能救你脱离癌症的东西。那是唯一能救你脱离心脏病的东西。药对那个没有疗效。唯一能帮助你的东西却是你害怕的东西,害怕那是某种灵。它是一个灵,圣灵,基督彰显在我们的生命里。现在要相信他。
呐,明晚我们要为病人祷告,明早,若主愿意,我要讲道。呐,若是主愿意,主日学后我想要传讲:“起初并不是这样。”
22

呐,今晚让我们翻到《耶利米书》,我要就一个主题向你们传讲一会儿。让我们翻到《耶利米书》,从第8章20节开始,一直读到22节。读的时候请仔细听。我的话会落空;神的道不会落空。我是一个人;我的话会落空,神的道不会。它们必须这样成就。第20节:

20收割已过,夏季已完,我们还未得救。21因我民女儿的损伤,我也受了损伤。我身披黑衣,惊惶将我抓住。22在基列岂没有乳香呢?在那里岂没有医生呢?我民的女儿为何不得痊愈呢? 
如果我要给它取一个题目,我想选这三个字,三个字,“为什么?为什么?”让我们再祷告一次,我们讲到这题目前,能祷告一下吗?
23

父啊,你是我们一切安慰的源泉,正如瞎子芬尼·克洛斯比曾说的:“在我比生命更宝贵。”今晚我们坐在这生命堂,一个背负生命之名的帐棚里。主啊,不但是生命堂外面的名字,更是我们里面的人拥有永恒的生命,因为我们相信你。

因为道上如此记着说:“那听我话、又听差我来者的,就有永生,不至于定罪,是已经出死入生了。”我们多么爱这些道,因为它们对我们是生命。你的道就是生命。“太初有道,道与神同在,道就是神。道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
24

我们相信,保罗在《希伯来书》4章如此感恩地写道:神的道(就是基督)比两刃的剑更快,甚至骨节与骨髓都能刺入剖开,并且(连接词)辨明心中的想法。道,道就是灵,圣灵,能辨明我们心里的意念。

主啊,我们为此多么感谢你:圣灵用他的能力医治病人,使被掳的得释放,叫所有被束缚的人得拯救。主啊,今晚我们祈求你使每个灵魂摆脱束缚。
25

接受属于教会却还不知道你是他们个人救主的男人女人,愿他们今晚接受你作他们的救主,明天早上回到他们的教会,握住他们牧师的手,说:“牧师,我这么多年或这么多月一直是这里的成员(或不管是什么情形),但昨晚我真的交出了我的心。现在我是个基督徒。耶稣是我的救主。我发现他在我魂中甜美宝贵。我已经出死入生了。现在我整个的动机和目的不同了。我爱他,我将是个比以前更好的成员。”主啊,求你应允。

愿很多人被圣灵充满,病人得医治,神得着荣耀。现在当我们默想这个伟大的词或问题“为什么”时,请帮助我们。我们奉耶稣的名求,阿们!
26

呐,为什么?那是个问题,没有人比神更有权利这样问,他在今晚的主题中这样问。如果神给他的子民开了一条逃脱的路,逃避一件可怕的事或疾病或死亡或永恒的死,而人们却不接受那个,神便要问为什么?为什么你不接受它呢?

呐,在审判的日子,那将是一件大事,神要问今晚聚在这里、不愿接受他作我们救主、被他的灵充满的我们,为什么你不接受呢?为什么?我们必须对那个做出交待。请记住。我们要对神所写的一切话交账。为什么你不接受呢?为什么?那日,你没有借口了。我们必须站在神的面前。
27

呐,就像以色列王,他是亚哈和耶洗别的儿子,他住在撒玛利亚。他是个恶人,像他的爸爸妈妈一样。他敬拜他妈妈的神巴力。一天,他在门廊上走的时候,从护栏里掉下来,受了伤。他病了,后来他叫了两个步兵、士兵,打发他们去以革伦,求问巴力或巴力西卜的先知:“他会不会好?”

但你知道,你不能向神隐藏任何事。在旷野的某个地方,有一位认识神的老传道人;他的名字是以利亚。神向他的仆人启示了他的秘密,圣灵临到以利亚,说:“上去,站在路上,拦住他们。”
以利亚动身下山上路,这路从山穿过通往另一座城;他在路上拦住士兵,说:“去告诉这位王说:他必下不了那张床。”
28

为什么?为什么他要打发人去问巴力西卜任何事呢?是因为在以色列没有神吗?是因为在这里没有先知吗?是因为神没有在以色列显明自己吗?是因为神没有提供一位先知来求问这些事吗?那为什么他打发人去那里呢?

他想要知道为什么,当那人带信息回来时,王问:“这是个怎样的人?”
他说:“他身穿毛衣,围着一块羊皮,或腰束皮带。”王就知道那是以利亚,是拥有主话语的先知。
那不是因为在以色列没有神;不是因为神没有一位先知让他们求问,而是由于王自己刚硬的方式。他实在不喜欢以利亚;他不喜欢以利亚,因为以利亚总是纠正他的罪,神的先知总是忠实于圣经。不管是什么事,他得到了神的道,就持守它。道会搅动一个人,如果人诚实真诚,他就会想把那件事纠正了。但如果他不诚实,他就反对使者,试图淹没那个声音。
29

不久前,我在凤凰城的报纸上读到一篇文章,报纸说有一个采矿者被杀死了,因为他带了一些钱,在进城的路上。一个恶人跟踪他,他的狗起来叫,这人整天都在梦想他进城以后要怎么用那些钱,他有枪。于是他走到门口,开枪打死了狗。

不久,那歹徒进来,杀了采矿者,拿走了他的钱,这是许多年前的事了。这个歹徒死之前,承认了他的罪行。采矿者做了什么事?他太沉醉于要怎么用他的钱,以至于他拿枪平息了那个想要警告他的声音。
今天男人女人也是这样做的。他们出去,也许加入教会发现……如果讲道没有安慰他们一点,他们就想阻止神的声音,这声音竭力警告你有一个要来的审判。他们想要说:“哦,那是狂热,或是别的事。”不会安静地坐足够长的时间来听。不,不是因为我们没有一位神;不是因为神没有给我们救恩。而是因为我们不想听他。
30

就像一个人因病快死在医生的门阶上。医生对他的病有个疗法给他,可以用药来帮助他,但他却不肯听。他拒绝服下医生的药。瞧,这人可以离医生那么近,他甚至可以坐在医生的门阶上死去,死在医生诊所的台阶上,活的门就在他隔壁,他却因病死去,用来治愈他的药就放在医生的诊所里。呐,那不是医生的错。不是因为那里没有药;而是因为这人拒绝接受处方。没错。他死了,因为他拒绝接受医生为他的病所采取的疗法。

今天在教会里也是如此。男人女人在罪恶中死于长凳上,因为他们拒绝神的疗法。在基列有乳香;在那里有医生,但人们拒绝接受。他们不想要它。拒绝医生的药是一件危险的事。如果你得了猩红热或肺炎,不管是什么,医生给你药,你却把药倒掉,那是一件危险的事(是的),因为你可能会死掉。
31

更何况是倒掉神的乳香、神的药方呢?嘲笑它,称它是狂热,亵渎圣灵!当你被问为什么时,就毫无借口了。那么做是一件危险的事,忽视你的身体是危险的。瞧,如果医生有治愈你病痛的药……忽视你灵魂的乳香是更危险的,因为神有它。

呐,你不能搁置它,说:“哦,不是……那是医生的错。”不。“他们没有药。”他们有药。你不能说……那不是神的错。如果你不接受,就是你的错。它在这里是给你的,是对愿意之人的邀请:卫理公会、浸信会、长老会。
五旬节不是一个组织。我知道他们想要组织它,但你不能。五旬节是一个经历,凡愿意让它进来的,它就去到卫理公会信徒、浸信会信徒、长老会信徒、天主教徒那里。黑人、白人、黄种人、棕色人种,不管他是谁。那是神的疗法;那是他针对罪的乳香。在基列有乳香。有一天,我们要问为什么我们不接受它。
32

呐,有时候服药……有时候,药不……它是良药。圣经说它是。“喜乐的心,乃是良药。”[箴17:22]注意,但有时候,药在人身上并不总有同样的功效,你必须在药上冒一下险。

我在非洲感到惊奇,如果附近有医生的话。神真是看顾他的子民。一个土著人告诉我,当他们长了一个不会愈合的溃疡时,他们就会去到一棵野生的老橙树下,捡一个长满了霉的橙子,把霉擦在那溃疡上,那是青霉素。他们几百年前就知道青霉素了,我们最近才发现;而我们还以为他们愚昧。
神看顾他自己的子民。如果我们能花更多的时间祷告,就会有更多的事成就。
33

呐,我们注意到,有时候我们可以给一个得肺炎的病人注射青霉素。它会杀死病菌,但有时候我们给另一个人注射青霉素,却会杀死病人。你对此不能太确定。

一次我谈到,表达药物怎么不能医治。药物只是辅助自然,当时我在梅奥诊所接受采访,他们是那样告诉我的。割下你的手,药物不能医治你的手。你把药涂在手上,能使它保持干净,而神医治它。神建造组织。药并不能建造组织。如果我的手臂断了,说:“医生,你是个医治者,医治我的手臂吧。”
他会说:“伯兰罕先生,你需要精神治疗。”没错。医生可以把我的手臂接上;那是他所做的。他学习如何把手臂接在一起,但神必须医治它。没错。因为他供应钙和生命,使骨头愈合。神医治它。所以,《诗篇》103篇3节说:“我是耶和华,医治你的一切疾病。”那是对的。神,神医治。
34

从来都不是药物医治人。正如我常说的,任何能医治我手上创口的药物也能医治我外套上的裂口。你说:“药物不是为你的外套造的;它是为你的手造的。”要是我把手砍掉,死在这里了。你再把我的手缝上,把我送到停尸房,给我的身体涂上防腐液,使它保持五十年看上去都是自然的,天天给我注射青霉素,给它涂药膏;五十年后,如果我的身体还在那里,创口也还会在那里,因为药没有医治我的身体。你说:“生命离开身体了。”那么,是什么医治你,是药物还是生命?生命。告诉我生命是什么,我就告诉你神是谁。神是生命,帮助这个生命的永恒生命。

当时有人说:“青霉素怎么样呢?往你里面注射青霉素。”
我说:“瞧,青霉素就像老鼠药。”你的房子满了老鼠,房子上咬了许多洞。你撒下老鼠药,杀死了老鼠。那并没有补好洞。青霉素杀死病菌,但神必须医治那些被病菌损坏的细胞。所以神是医治者,这是正确的。
35

一些药物在某些人身上有效,却会杀死另一个人。你对此不能太确定,但我想要说一件事。神针对罪的乳香能医治每个人。凡愿意的,不管他是……不管是什么性情,不管他是谁,神的乳香都是医治罪的,两面医治。我爱我们过去唱的那首老歌:“两面医治我的罪。”我喜爱这歌。

呐,神的乳香,没有……用不着担心那个,它会看顾自己的。我经常想知道,我有许多优秀的医生朋友,他们研究医学期刊等等,有时候我拿一本来研读。我喜欢思考神在医疗业是怎么行事的。
36

你知道他们是怎么发现药的吗?瞧,科学把不同的化学物质合在一起,提炼它,不久,他们搞出了一个配方,那个配方,他们把它注入到豚鼠身上。如果豚鼠活了,他们再试一遍,看在你身上会不会有效。他们在豚鼠身上试验,如果在豚鼠身上没问题,他们就要在人身上试验。不是所有的人都像豚鼠,因此,他们杀死了一些人,使另一些人好了。

我听到期刊上说心脏病是这个国家的头号杀手。我不是要与众不同,不是不同意那些忠诚的人,但我要这样说:我不怎么同意这话。心脏病不是头号杀手;名为罪的杀手才是头号杀手:罪。那是杀死魂和身体的:罪是头号杀手。
37

你听过那句老话:“我实在免不了犯罪。没有人能免得了犯罪。我必须抽烟;我必须偶尔喝口酒;我必须做这些事。”你知道那是为什么吗?因为他们没有接受神的疗法,没有接受神对它的接种。神有一个乳香要给你接种。是的。

他们害怕它。他们害怕他们会做不寻常的事,害怕他们会离开例行方式,害怕教会不同意他们所做的,害怕他们的邻居会不同意。只要神同意,你干吗在乎你的邻居呢?只要你的经历认同神的道,它又怎么样呢?要持守那个。
38

哦,它是新生。他们害怕这个。新生就像其他任何的出生,是一团糟。我不管是什么样的出生,都是一团糟。不管是在猪圈里,是在谷仓里,或是在装修的粉红色病房里,都是一团糟。新生也是一团糟。它会使你做你认为你不会做的事,但从那团糟中出来了生命。哈利路亚!是那样的。从那团糟中出来了生命;生命从那团糟中出来了。生命从死亡中出来了。

一粒麦子若不落在地里死了,仍旧是一粒。但如果它死了,烂了,就从那团腐烂中出来了生命。直到一个男人或女人准备向自己死去,向他们的信条死去,向他们自己的想法死去,就从那团腐烂中长出了神荣耀、呼喊和赞美的新生,使他举止不一样,改变他的性情,改变他的生命,改变他的动机,改变他的目的。
39

但他们害怕它,害怕它会使他们哭喊,毁掉那些女人脸上的化妆。害怕它会损害男人对雪茄的胃口,瞧?他们害怕它;他们不想要它,害怕有人会称他们是圣滚轮或狂热分子。如果他们称家主是别西卜,何况他的门徒呢?肯定的。如果他们不那样叫我,我就要跪下来,祷告说:“主啊,我出了什么问题?”世界认识他自己的人,但你是用一个代价买来的。你跟人不一样,是圣洁的民,君尊的祭司,圣洁的国民;你是一个王国。

40

不久前,我跟我妻子去杂货店,我们发现一件奇怪的事。我们很久没有看见它了。对不起,姐妹们。有一个女士穿着长裙。好久没有看到了;我说:“你知道吗?如果我有照相机,我就会拍下她的照片。我应该去跟她握手。”

她说:“比尔,我要问你一件事。那些妇女,有些在唱诗班里唱歌。她们去教会,她们说那没关系。”
我说:“但圣经说妇女穿戴男子所穿戴的,在神眼里是可憎的。”绝对是主所说的。
她说:“哦,为什么我们的五旬节派信徒那么做,那么相信呢?”
我说:“因为我们不属于他们的族类;我们不在他们的王国里。我们是不同的王国。”
“哦,”她说:“我们是美国人,不是吗?”
我说:“不。”我说:“我们生活在美国。那是真的,但我们重生了。”
41

当我走进芬兰时,弟兄们都要去洗桑拿,一种芬兰的洗浴。我觉得有点古怪。我没有去洗。马尼能博士说:“来吧,伯兰罕弟兄。”战后的那个时候没有肥皂。

我说,我说:“谢谢。我想我不要洗桑拿。我不知道为什么。”杰克弟兄笑了,因为他在那里。哦,弟兄们都去了那里,走进一个房间,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不想去洗,我就坐在那里。来了一个棕色头发的小妇人,拿着一大堆毛巾,走进那房间,那些男人脱了衣服在里面。我说:“喂,喂,喂,站住。”
她转过来看,向我挥手,继续走进去。又来了大约一打的女人,领那些男人到那里,给他们洗浴。当洗完之后,我说:“马尼能博士,那是不对的。”
他说:“这就跟你们美国的护士一样。她们从孩童时期就受训要做搓洗的女人。”
我说:“不管怎样,那是不对的。那是不对的。神让人穿上衣服,把男人女人分别开来。那是不对的。”
42

我们走进德国;我们发现人们有德国的灵。在芬兰,我们发现人们有芬兰的灵。在罗马的圣安吉洛,去到下面时,使我惊讶的是,那里有一块给美国女人的牌子:请穿上衣服以示对死者的尊重。

过去是法国引领时尚;现在是我们引领。他们来这里看这些女人怎样穿戴。她们远超过法国人了。哦,这是羞耻,是耻辱!不是因为道没有被传讲。神已经有了不跟罪恶妥协的人。有医生,有乳香。你领受了圣灵,就会穿戴得不一样,举止不一样;你就会不一样;就会生活得不一样。
因为你拒绝这处方,就是这样。你拒绝治疗,害怕新生。
43

妻子说:“哦,我们属于什么样的王国呢?”

我说:“每个人都在他自己的领域里,在他的王国里,都那样举止。那里的人,德国人举止像德国人;瑞士人举止像瑞士人;法国人举止像法国人;美国人举止像美国人。”
“哦,”她说:“我们不是美国人吗?”
我说:“潜在地说是。我们生活在这里,但当我们从上头重生时,我们就有了一个从圣洁地方来的灵,那里的人是圣洁的,有一位圣洁的神,圣洁的救主;你们是君尊的祭司,圣洁的民。你们是用一个代价买来的,你们肯定是……你们是外人。”
我希望我能唱这首老歌:
我们在世寄居作客,寻找一座将来的城。
救生船很快就来到,聚集他的宝石归家。
哦,我喜爱这歌。天路客:亚伯拉罕、以撒、雅各正在寻找一座将来的城,承认他们是寄居的,是客旅,但他们正在仰望一座城,就是神所经营所建造的。他们尝过了属天的滋味,是从圣灵重生的人,再也不属世界了。他正在寻求一座城,一个圣洁作王、神住在其中的王国,寻求一座将来的城。
44

害怕新生。它只是使你成为不一样的人。如果你不是个不一样的人,那你就还没有被转变。你可能被转变进了一个宗派;你可能被转变进了一个不同的气氛之类的里面,但当你被转变到神那里,你就会圣洁地生活。

我相信圣洁。我能用圣经向你证明,我不管你做什么;不用圣洁的手,你就不能献礼物给神,他不会接受。
在旧约,礼物必须在祭坛上被分别为圣。祭司进去献祭之前必须受膏,被分别为圣,不然礼物就被拒绝。神必不接受由不圣洁之手所献的礼物。是的。它必须通过圣洁的手而来,不然神必不接受。
害怕新生。它造成了什么?因为它在他们看来有点乱七八糟,但它带来了新生。我太高兴了。
45

你们知道,曾经有一个时候,地上没有什么解毒剂对付天花。许多人死于天花,因为没有解毒剂。白喉,也没有解毒剂,但现在你可以得到接种来避免那病。当流行病在城市爆发时,你赶快下去接种天花疫苗或白喉注射。他们有解毒剂。我对此很感激;我对此很高兴;我很高兴我们有了它。给小孩子的沙克疫苗,我为此感谢主,祈求他赐给我们越来越多的疫苗。

我相信,如果我们热衷于神,这里就有东西给我们。你知道,我们是由土造成的。如果我们热衷于神,向他祷告,放弃我们的恶等等,这一切东西都会找到。没错,但对你们信的人,他有一个超过那个的疗法。他当然有。呐,它全是为你造的和准备的。
46

曾经有一个时候,没有任何解毒剂;许多人死于疾病。但现在你可以得到接种。曾经有一个时候,神的乳香还不完全,因为它是从动物的静脉里提取的,它只是遮盖罪。它没有脱离罪,但现在没有借口了。一天,神造了一个解毒剂。

我要说一件事。神也不是在一只豚鼠身上试验;他给了他的儿子。神在约旦河给他接种了,圣灵降在了他身上。当他活着的时候,每个男孩,每只眼睛都注视他。他活出了神的生命。他看上去像神;举止像神;活得像神;祷告像神;像神一样医治;像神一样叫死人复活。他就是神。神是……他被接种,脱离了世界上的事,他们注视他。[原注:磁带空白。]在他死的时候,接种生效了。
47

当他们知道他是那位先知,一位罗马兵丁拿布蒙他的头,蒙住他的眼睛,拿棍子打他的头,说:“呐,你若是先知,告诉我们打你的是谁,我们就信你。”接种生效了。

他不在乎魔鬼。“我做父指示我的事。我只做父指示我做的事。”证明接种生效了。
当人们,他们伸出手,打他的脸,拽掉他的一大把胡子。戏弄他,大酒鬼吐唾沫在他脸上,接种生效了。当他自己的孩子喊着要他的血时,接种生效了。他怎么说?“父啊,赦免他们,他们所做的,他们不知道。”
当他被辱骂时,他没有辱骂回去。接种生效了。整个地狱都要看那接种生效了没有。他为你我开了一条路,立了一个榜样。
48

当他死在各各他时,接种生效了。在复活节早上(哈利路亚!),证明了是那样的。接种……死亡不能拘禁他。生命和死亡不能存在于同一个地方。第三天他复活了。接种生效了,当他升上高天时,人们开始渴望。他们想要接种,因为最后……有一种血清。有一种神所赐的血清,能叫死人从坟墓里复活,他们想要接种。

当我最初听见时,我也想要它。我很高兴我们仍然有很多脱离罪的接种。当所有的……马上有一百二十个人成了病人,因为他们看见在试探中接种生效了。“我可以对我父说,他马上就会差遣十二营的天使。”他本可以这样做,但你知道,就像我有一次在这里对你们所传讲的,“羔羊和鸽子。”你们记得这个。鸽子只……它引导羔羊。羔羊不能引导自己。鸽子引导它,羔羊有一样东西,就是羊毛,但它自愿放弃那个,它唯一拥有的东西。
49

人们说……许多时候妇女对我说:“伯兰罕弟兄,那是我的……那是我作为美国人的权利,我想怎么穿就怎么穿。”

没错。男人说:“如果我想喝一口社交酒,他们就在那里卖,没有法律禁止这个。那是我作为美国人的权利。”没错,但作为一个基督徒,你放弃你作为美国人的权利,如果你是羊羔的话。如果你是山羊,你就不会放弃,但如果你是羊羔,你就会放弃你的权利,因为你属于另一个王国。鸽子在引导你。
他们看到在试探的时候接种生效了,在死亡的时候接种生效了,当他三日三夜在坟墓里时,接种生效了。在复活节早上,一位天使滚开了石头,神的儿子复活了,他升上了高天。
50

他说:“呐,如果你们都想要被接种,就上去到那里,在耶路撒冷等候,我要从总部把血清送回来。”

哦,我太高兴了。哦,那伟大的接种,如果今晚它在医生的诊所里,你要拿什么来得到它呢?如果你下去说:“医生,给我打一针,当我过完正常的寿命,死了就这样。”首先,你知道,一天早上,你要复活成为新的生命,有那个生命就永远不会死。“医生,给我打一针。”那针岂不值一些钱吗?但今晚它是免费的。你不用买它。它已经付清了。在基列有乳香。对不起。当我想到这个时,我太兴奋了。
51

这些人,当他们接种了时,他们举止古怪。当一件事大体发生时,他们通常去接种。当他们接受这个注射时,那会使他们变得古怪。奇怪的是他们看上去都像醉了,或者人们认为他们醉了。他们跳舞,举止好像一群醉酒的人,那些没有接种的人说:“这些人是新酒灌满了。”

男人女人,我的天主教朋友,听着。童女马利亚在那里,如果童女马利亚,我们主救主耶稣基督的母亲也必须去到五旬节,充满神灵的接种,以至于举止像个醉酒的妇人,那么你少了那个,要怎么去呢?仔细想想。你要怎么达成呢?不管你属于哪个教会。她也属于一个圣洁的教会,但她必须接种了。那是能复活的唯一的东西。必须进入生命里。她接种了。
呐,当他们受了这个接种,他们去到街上,开始相当奇怪的举止,跳舞,叫喊,到处跑。毫无疑问,人们取笑说:“他们看起来发作了。”但他们被烙印了。
52

我记得我过去在牧场骑马的时候。我们在科罗拉多州有牛群。赫福德种牛协会在激流河谷放牧。每年春季,我们要给牛犊烙印。当我们去给牛犊烙印时,有时候,他们会有大小非常好的母牛……牛犊在被烙印前,可能得把它按倒,拿炽热的烙铁按在它身上。皮会烧起来,哦!当他们放开它时,它就会拼命奔跑;但弟兄,它是你的了。它被烙印了。烙印稍微伤到了它,但我们知道以后它属于哪里了。它可能会伤害你的骄傲,把你的教会皮子烧掉一点,但你会知道从此以后你属于哪里了。接种,当然……

他们被接种了。他们正在做一件事。他们开始说方言。那些人说:“呐,这一切是什么意思?哦,我们听见他们说话。他们都是加利利人,为什么我们听见他们说我们出生之地的乡谈?那一定是神奇妙的工作。”
53

接着有个小个子站在那里的树桩上,开始向他们传道。他们有很多的……他们说:“我们能得到这接种吗?我们想要有这个。我们能做什么得到接种呢?”

呐,新的血清刚被浇灌下来,所以他们有很多的乳香,他们那里有一位医生。他的名字是西门·彼得医生。那应当使你们一些神职人员感觉良好。西门·彼得医生,他为血清说话。他们说:“我们能做什么得到接种呢?”
他说:“我要给你们开一张处方。”他说:“你们各人要悔改,奉耶稣基督的名受洗,叫你们的罪得赦,你们就必得到接种。”是的。他说:“此外,我要使这个成为终身处方。这处方再也不能被人摆弄了。其他任何人都不要试图写一张像它的处方。持守这张处方,因为它是给你们和你们的儿女,并一切在远方的人,就是主我们神所召来的。”这同样的处方对他们有用。那是接种。
54

如果医生去开了一张处方,一个真正的好医生知道要放多少东西进去。一个必须打乱另一个。如果没有,如果你去多放一些进去,或往里面添加某些东西,或从里面拿掉一些东西,你就会杀死你的病人。一些庸俗的药剂师往里面添加一些东西或从里面拿掉一些东西,就可能会杀死病人。

那正是今天我们教会运动的问题,是我们有那么多又老又死的教会的原因。他们试图摆弄那张处方。那是神的处方。在基列有乳香;在那里有医生。不要摆弄这处方。
跟某人握手,带他们进团契。那个代替不了悔改。不,先生。用装满水的盐瓶给人点水,不能代替水洗。停止摆弄处方!在基列有乳香;在那里有医生。
55

呐,你在等候什么呢?为什么你要拒绝这处方呢?医生即圣灵在这里。他是那位开处方的。他们在整个新约圣经里都是用这处方,一直到三百多年后,直到尼西亚大会。后来他们开始让人进到里面,在这里插手,点水礼和洒水礼,其它各种的形式等等,但要回到原本的处方上。那里有处方。之所以人们如此满了罪,是因为他们没有接受神的处方。他们加入教会,代替重生进入教会。试图接受《使徒行传》2章38节以外的其它东西。那是神的处方。

在基列岂没有乳香吗?在那里岂没有医生吗?是的,在基列有乳香。是的,在那里有医生。有很多。肯定的。告诉你相关的事实。“那为什么我的百姓,女儿,今日的小教会……”预言去到了这个时候。“为什么我百姓,就是起初我的百姓,他们用这同样的处方,为什么我的百姓仍然生病呢?为什么?岂没有人告诉你真理吗?肯定的。在那里岂没有乳香,没有圣灵吗?”今晚坐在这里的有几百个能证明圣灵是对的。肯定有。
56

弟兄,如果你还没有接种脱离罪,就当接受神的处方,在基列有乳香,在那里有医生。楼下有一个水池,这里有一个祭坛。

让我们低头。主啊,你是古时的神;你是神,没有改变。如果你写了一个处方,你是至大医生,处方不能改变。我们记得你写的处方说:“你们往普天下去,传福音给万民听。信而受洗的必然得救;不信的必被定罪。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就是:奉我的名可以赶鬼;说新方言;手能拿蛇;若喝了什么毒物,也必不受害;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这是你给你教会最后的话。
此后,当圣灵最初浇灌下来时,你马上以圣灵的样式对使徒彼得说话。主啊,今晚我称他一个医生,只是要说明一个要点。那是圣灵,圣灵所拥有的启示和知识写了这配方,我们为这个感谢你。
57

也许在我们的会众中有人从未接受这配方。他们可能属于教会什么的,但至于领受圣灵、得到接种,圣灵在那里把他们旧的性情除掉,把新的性情放进去。他们还从未那么做。父啊,我祈求你,今晚愿他们领受它,愿罪人归向你,接受你作他们个人的救主,被圣灵充满。主啊,求你应允那些进到水里的人,今晚他们进到水里,没有一个从水里出来不领受圣灵洗的。

58

愿今晚是一个值得纪念的夜晚,将被长久纪念,因为你的同在和你,至大的医生在这里行你所应许的一切事,赐生命给那些垂死的人,医治我们亲爱的内科医生无法触及到的疾病:心脏病、癌症、瞎眼、耳聋、哑巴和瘫痪。你还没有放进他们心里或头脑里的东西要除掉那个。也许除了宝血没有任何东西剩下了。但主啊,我们知道那个接种能医治所有的病。父啊,我们为它感谢你。现在祈求你从聚会中得到荣耀。我们奉耶稣基督的名求,阿们!

59

我爱他,我爱他,

因为他先爱我,
为我付出救恩赎价,
在各各他。
老式的福音把你冲洗干净了吗?觉得干净了吗?让我们存敬畏的心低头。现在,让我们慢慢、轻轻地唱这首歌,在心里敬拜神。
我爱他,我爱他,
因为他先爱我,
为我付出救恩赎价,
在各各他。
60

让我们哼这首歌。[原注:伯兰罕弟兄哼歌。]女孩子们,如果可以,当音乐继续甜美地弹奏时,我们低下头,我想知道,在神的同在中,有没有罪人愿意说:“我要爱主,伯兰罕弟兄。我真的爱他。我一直想爱他。我希望今晚我有勇气接受他做我个人的救主。”当没有人在看的时候,你愿意抬头,哦,是举手吗?在楼座上,那后面。我相信我在那后面看见几个黑人,在楼上。现在举起手了。神祝福你;神祝福你。

“嗯。”神祝福你。我看见你的手了。神祝福你。“嗯。”“哦,伯兰罕弟兄,巴不得我能确定耶稣在这里。我相信你讲了真理。我相信主是那么说了。’我所做的事,你们也要做。’你告诉我们说我们在路的尽头。”
61

在我右边侧厅后面这里,请举起你们的手。神祝福你,神祝福你。是的。在那后面。很好。“伯兰罕弟兄,我相信这是真的,尽管我还从未有任何东西让我能把手放在上面说这是超自然的。特别是当你今晚讲那是弥赛亚的时候。他显了弥赛亚的迹象,你说他向这个世代显了这迹象;他应许了他要这样做,就像在所多玛的地焚烧之前的日子一样,他要显同样的迹象。就在地球焚烧之前,他要在人的肉身里行事,行那同样的事。”

“如果我能看见他行一件事,让我能把手放在上面,知道基督就在这里,我就会接受他做我个人的救主。”没有举过手的,还有要举手的吗?那上面的楼座上,我看得不太清楚。似乎……是的,我看见手了,黑人。神祝福上面的你。是的。在这底下的楼层……站在后面的厨房里,后面……在侧厅后面的某个地方,任何地方……神祝福这里的你,弟兄。神祝福你。神祝福你,小伙子。神祝福你。
62

我们的天父,时候到了,我已经讲到你了,说你是至大的医生,你有接种的能力来做这些事,你不是死的。你的确死过,但第三天你复活了,直活到永永远远。

你委托或差遣你的教会往普天下去,传福音给愿意相信的万民听;信而受洗的必然得救。你说:“我所做的事,信我的人也要做。”你向犹太人和撒玛利亚人显明自己的方式……
63

主啊,外邦教会有两千年的神学。他们直到这个时代才看见这个。先知说:“到了晚上才有光明。”[亚14:7]我们知道,从地理上说,太阳在东方升起,在西方落下。在东方升起的太阳是在西方落下的同一个太阳。

先知说:“那日,不是白昼,也不是黑夜,是个阴沉的日子。只有够加入教会和类似事情的光;但在傍晚的时候,夜晚的光要照耀。”
你在东方向犹太人和撒玛利亚人兴起,把那光照耀他们。现在我们已经有了这漫长的两千年,战争和苦难的阴沉日子,但夜晚的光开始照耀了:神的同一位儿子用同样的能力,显出同样的迹象,就像太阳在西方的地平线落下一样。主啊,我们再也不能往前走了;我们在西海岸了。它又要回到东方了。主啊,今晚照在我们身上。若是你喜悦,向我们显明你的同在。
64

我请你们承认,在所多玛焚烧前遇见亚伯拉罕的立约的使者,他背对着帐棚……在他里面的灵,亚伯拉罕认出他是全能的神,伟大的以罗欣,自我存在者,彰显在一个身体里,吃着母牛的牛犊。他吃黄油、牛奶和玉米饼,然后在亚伯拉罕面前消失了:以罗欣。

后来他彰显在童女所生的肉身中,应许了末日他回到外邦人那里之前,这个迹象要发生。主啊,我们在这里了。你持守了你的道。我已经告诉了这些人,当耶稣为他们而死时,他们就得救了。当耶稣为他们而死时,他们就得医治了。请证实你的道。
65

主啊,如果今晚你愿意这样做,人们就会晓得你在这里。你不能医治他们,因为你已经医治他们了。尚待他们的信心来彰显它。主啊,如果我们,你卑微的仆人在你眼里蒙恩,今晚你愿意来证明你的同在吗?

主啊,如果你恩膏我—你的仆人,你也必须恩膏你的会众,因为必须藉着双方。我们晓得,你在地上时,你去到你自己的子民那里,经上说:“因为他们的不信,他就不能行许多的异能。”今晚也是如此。
父啊,我们将自己交托给你,谦卑地等候你向我们彰显你的恩典和慈爱。然后我们邀请罪人上前来接受处方。我们奉耶稣的名求,阿们!
66

在神和圣天使面前,我说我要靠圣灵上前去挑战在我们中间看不见的敌人,就是疾病。它们是鬼魔,像癌症。我想,癌症是医学用语,即“螃蟹”,你知道,海洋动物,有几条腿,但它有生命。癌是一个细胞,我知道它是发疯的细胞。我不是医生,但癌是许多细胞的繁殖。你也是许多细胞的繁殖。你的生命藉着神的旨意,通过神圣的婚姻来到,但这个要夺去你生命的癌症是从哪里来的?它是个魔鬼。

67

耶稣说:“当聋哑的灵离了人身(聋哑的灵),人就会说话了。”瞧?灵。那个可怜的弟兄可能去看过了好医生,医生仔细地检查了他,说:“是的,先生。我找到了。你的耳朵里有一条死的神经,就是这个使你聋了。”呐,为什么他不是全身都是死的神经呢?瞧?它像一个看不见的力量缠住他。医生能处理的东西。他能用手看见。他有两个用来工作的感官。那是他能用眼睛看见的,他能用手摸到的。看、尝、摸、嗅、听是身体的五个感官。

呐,如果医生能看见它,他就能处理它,但说到看见这个把神经杀死的东西,他看不到。就像一根透明的带子什么的。呐,那是一个耳聋的灵。把这灵从那里除掉,性质实际上就翻转了。
就像一杆玉米,花长出来了。如果它被压在一块土下面,扭曲了,只要把那土块挪开,它就会重新往上生长。你必须……在你找到疗法之前,你得找到原因。
68

如果你走进医生的诊所,告诉他:“我的胃恶心。”他就给你一些阿斯匹林,打发你回家,他要么是太忙了,糊弄你,要么是不关心你。一个好医生会带你进去。会多花你一些钱,但他会检查你,直到找到原因,然后去那里处理。

呐,我不是内科医生,而是基督的仆人,我知道原因,就是罪。罪是什么?“伯兰罕弟兄,我没有犯罪。”不信就是罪。不信的人,罪已经定了[约3:18]。不信是唯一的罪。不信的人,罪已经定了。
说谎、偷盗、犯奸淫,那不是罪。那是不信的属性(是的),不信的属性。如果你信,你就不会做那些事。
69

呐,圣灵应许了要在末日来,向外邦种族显明他是弥赛亚。在父职里,神在我们之上;在子职里,神与我们同在;现在,神—圣灵在我们里面。你们知道这个。“还有不多的时候,世人不再看见我,你们却看见我,因为我要与你们同在,也要在你们里面,直到世界的末了。”就是这样,多久?到末了,世界结束时,他仍要在你里面。神在你里面。

呐,如果圣灵……如果这是圣灵,神的这位天使……科学拍下了他的照片,挂在华盛顿特区,是有版权的,是唯一被拍到的超自然物。我奉基督的名对你们说:他离我现在所站的地方不到两英尺。是的。没错。那是我说这些话的原因。他在这里。
70

我在这会堂里所看到的人没有一个是我认识的。是的,我看到了。我认识这位弟兄,埃德·多尔顿弟兄,这位从肯塔基州北部来的浸信会传道人坐在这里,他两个儿子坐在他旁边。此外,我没有看到一个我认识的人。

这里有多少人病了,需要基督医治你的身体或某个亲人,或你需要基督;你知道我不认识你,不知道你需要什么?请举手。好的。只要有信心。然后凭信心全心相信神
呐,要存真正敬畏的心。呐,只是占用你们的时间,不要紧张。当你真的相信那个……我一做这个引述,就要从《希伯来书》引用一节经文。
71

我们主救主拿撒勒人耶稣,在他去叫一个祭司死去的女儿复活的路上,有一个得血漏的妇人。她竭力要通过医生得到医治;他们尽力医治这妇人,但他们无能为力。她得了血漏,也许是更年期什么的。血漏止不住,我能看见这个苍白的人。她心里说:“只要我能摸到那人的衣裳,我就必痊愈。”你们记得这故事吗?

她摸到了耶稣的衣裳,耶稣说:“谁摸我?”
彼得责备他,说:“大家都在摸你。你为什么说这样的话呢?”
他说:“但我虚弱了,能力从我身上出去了,”力量。
呐,你说:“哦,我今晚病了,伯兰罕弟兄。如果耶稣在这里,我现在就要摸他。”你愿意摸他吗?你肯定愿意。好的。我要告诉你他在这里。哼嗯。是的,瞧?
72

呐,如果他穿着他赐给我的这套西装站在这里,你走上来,说:“主耶稣,你愿意医治我吗?”

他会说:“我已经医治你了。你信吗?”那是……他说:“照着你的信心,为你成就了。”瞧?当他死在各各他时,这事已经完成了,但他可以显明自己在场,证明他是活的,不是死的。他这样应许了。那是我们的安慰。
在这黑暗的时刻,世人或没有人知道要做什么,而我们却知道我们站在哪里,你不高兴吗?我们知道,瞧?他在这里。我们相信他。他在这里,科学通过那些照片等等证明了他在这里。全世界几百万教会的人看见了他的能力,看见他运行。
73

记住,有一件大事就要发生。现在还不是时候。有件事要发生,有一天,不久以后,你们会知道的。不要让时候太迟了。你记住,许多时候这些事过去了,你却不知道。天主教会把圣女贞德当作一个巫婆烧死的时候,不知道她是个圣徒。他们也同样不知道圣徒帕特里克。他们不知道耶稣是神的儿子,直到他死了,埋葬了,复活了。他们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事。不要拒绝这位圣灵,因为有一天你会意识到你所做的事。瞧?不要让事情像那样发生。

呐,他在这里,圣经说,如果你想要摸他……《希伯来书》,周围的任何神职人员都知道这点。圣经说他现在是大祭司,坐在至大神的右边,能被我们的软弱触摸到。对吗?
74

《希伯来书》13章8节说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吗?如果他是一样的大祭司,如果你摸他,他也必有同样反应。对吗?跟那妇人摸到他时他在那里做的事一样,他必做同样的事,因为他应许了他要这样做,照着他跟亚伯拉罕说话时所做的事,瞧?

如果你全心相信,愿圣灵藉着神的恩赐来到,我里面没有任何东西。就像这麦克风,它是哑的,除非……若没有东西从这边发出声音,它就是哑的。所以,若没有东西通过我说话,我也是哑的,我不认识你。你摸他,当你摸到他时,你就点着了把圣灵降下来的东西。
如果我能放松自己,谦卑自己,叫我自己的想法让出路来,你们对神的信心就会使他转过身来;他必使用在我里面的圣灵行事,跟他对那摸他衣裳的妇人所做的一样。你用不着有祷告卡,也不用上到这里来,因为你没有祷告卡。瞧?我们明天要发祷告卡。只要有信心。
75

呐,听着。任何人都不要打扰,发出响声。只要相信,祷告一会儿。我转过身,看我们是不是在路的尽头。神啊,我们这样求是为了你的尊贵和荣耀。

全能、信实的神,你在每个世代都持守了你的道,从未落空,总是证明你自己是活着的。一天,你在复活后回家,有许多人不相信你,有一个叫革流巴的人和他朋友走在去以马忤斯的路上。他们整天与你同行,你跟他们交谈,然而他们却没有认出你,直到你让他们进了屋子,关在里面。
76

主啊,今晚这里有许多人这些年跟你同行,他们仍然没有意识到你是怎样保守他们脱离事故和各种发生的事:让他们今晚活着来到这里。当我们像革流巴和他的朋友一样被关在里面时,求你做一件事,像当时做的一样。当你像钉十字架以前一样做一件事时,他们就知道你是同样的耶稣。因为除了你,没有人能那样做,他们立即跑去告诉其他门徒:“主真的复活了。”

父啊,愿你今晚在会众中行事,像你在地上的日子里所行的那样,因为这完全符合你的应许。神啊,说话,我们谦卑自己,把我们的生命交在你手里。只要你再做一次,主啊,再来一次,这里的会众就必被问到他们为什么不跟随圣经处方的原因,因为他们看到神真的通过他的教会、藉着他的能力做工。我们仁慈、可爱的救主,我这样谦卑地求,是奉耶稣基督的名,阿们!
77

好的。你们可以抬头了。我正在往这边看一个妇人,她昂着头祷告。我不认识她。我一生从未见过她,但她头上悬挂着那道光,火柱。当光移动时,我注视着光。妇人正在祷告求主使我转过身叫她,她患了直肠病。如果你全心相信,你就可以得医治。

小女士是来自……她可能知道是谁。她来自阿肯色州史密斯堡。背后披着围巾的小女士,请站起来。你的直肠病、痔疮离开你了。呐,我庄严地举着手,我一生从未见过这妇人。你没有祷告卡,是吗?因为没发祷告卡。我不认识你。那是真的吗?我们是陌生的。请举手,让会众能看见。我从未……主所说的是事实吗?若是事实,请挥挥手。
78

我想问会众一件事,这妇人摸到谁了?她举手,她从未见过我,我从未见过她。然而神的灵在这里,去到她那里,是同一位。她像那摸了耶稣衣裳穗子的妇人一样有信心。她从未摸到我。看她离我有多远。她摸到了大祭司。那就证明耶稣在这里。

坐在那后面末了的女士,戴着饰有羽毛的帽子的那位。她也在祷告,你相信我是主的先知吗?你因一次事故、车祸,背部患了病。是的。此外,你有关节炎。那是正确的。并发症。你有个亲人,你正在为他祷告。一个儿子,他神经崩溃。你有个丈夫,你正在为他祷告。他是个酒鬼。那是主如此说。
现在你接受耶稣基督吗?如果那些事是真的,请举手,让会众看见,好吗?如果我不认识你,你不认识我,请挥挥手。我没法……你现在全心相信吗?那么,去接受你所求的吧。就是这样。你若能信,在信的人,凡事都可能。你若相信,你必须先相信。
79

瞧?瞧,我……我知道我对这妇人说了什么话的唯一方式是通过磁带。那不是我在说话。那是主,但有个东西仍然挂在妇人身边。她正在纳闷。哦,那是她的一个儿子,他紧张。不,在这里。是一个邪灵导致那孩子得了神经崩溃,它在这里的这个人身上。他刚才也得了神经崩溃。他是从乔治亚州来的。他是个传道人:法雷尔牧师,你的神经崩溃结束了,先生。你的神经崩溃没了。耶稣基督使你痊愈了。

呐,对这个人,我一生从未见过他。我们彼此完全是陌生的。问问他。那些事是真的吗,先生?若是真的,请挥挥手。无论主告诉你什么,都是事实吗?我不认识你。不,先生。呐,这里有谁认识他?基督,对吗?喂,坐在你旁边的男人,你可能相信并知道我是主的仆人,那不是我。你正在为你妻子祷告,你也是从乔治亚州来的。放心,她会好的。你若相信,你若能信。你相信吗?你若能信,凡事都可能。
80

坐在这里、正在为脖子后面的脊椎病祷告的女士。你是从巴吞鲁日来的,霍恩小姐。请站起来,接受你的医治。我不认识这妇人,一生从未见过她。我们是完全陌生的。我们若是陌生的,请挥挥手,姐妹,让他们知道。你有信心并且相信。

那位天使正站在这后面。看见那道光了吗?你看不见那光吗?是一个妇人有属灵的问题。她的名字是海恩斯太太;海恩斯太太,你全心相信。他必好的。你现在接受吗?我不认识你。我从未见过你。
坐在你旁边的女士也在祷告。她内脏有毛病。你相信神会告诉我你是谁吗,女士?杰克逊小姐,你全心相信。我挑战你的信心。
你们在那后面会众中的人,你们黑人,你们能听见我吗?请举手。上面的。从这末端起第三个,那个黑人女士患有肾病。坐在她旁边的也患有肾病。你接受你的医治吗?如果你接受你的医治,就请举手。好的。回家去吧,基督使你痊愈了。
81

要有信心并且相信。不要疑惑。神在这里。你们坐在那些椅子等等上的人。我不能医治你。我知道……如果你相信,我可以告诉你你的问题是什么:肌肉痉挛,小儿麻痹,就在你的后背。如果你全心相信,你就可以移开椅子,回家去,痊愈,如果你相信的话。但你必须全心相信。

这个躺在褥子上的是谁?那个人吗?是的。那是由一次手术引起的:手术使他眼瞎了。那是真的。脑部肿瘤手术,使他瘫痪了,处在那种情形中。我不能医治,但圣灵在这里。你相信主的天使在人们中间吗?你接受他作你的医治者吗?
82

我们的天父,当我请这些人互相按手祷告时,我求你进一步证实你的道这样说了:你说:“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父啊,我求你,当你神圣的同在与我们在一起时,愿每个在你神圣同在中的人,当我觉得自己虚弱时,父啊,愿你医治他们每个人。让他们知道这是你。“不要怕,是我,”圣灵说,他是在患难时唯一的帮助泉源。

大家都来接受基列的乳香吧。接种,脱离一切的惧怕和疑惑。接受主作你们的医治者和救主,我奉耶稣基督的名求,阿们!
83

我奉耶稣基督的名挑战这里的每个男人女人、男孩女孩,主的同在在这里,知道地上没有一个凡人能做这些事。是的。这绝对必须是神的灵,我挑战任何神职人员来否认,说圣经没有应许末日前这件事要发生。瞧?今晚圣经应验了。耶稣基督,复活的那位,你称为第三位的,是同一位,他在我们中间,运行在我们的肉身里,正如神运行在他自己儿子耶稣基督的肉身里,照他所应许的运行在藉着耶稣基督收纳为儿女们的肉身里。

“还有不多的时候,不信者不再看见我(直到世界的末了),你们却看见我,因为我要与你们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今晚他在这里。我想知道今晚在这位圣者的同在中,你们有多少人想得到那对你们说的处方?你想要上来接受他作你的救主吗?站起来,跟我们到楼下受洗。当我们唱一首歌时,你愿意这样做吗?如果可以,“我爱他。”
84

我想知道,你们是否愿意站起来,上来这里,站在我能给你按手祷告的地方,让你得以领受圣灵。那是你领受圣灵的方式,就是藉着按手。圣经如此说。你晓得基督在这里吗?请举手。“对我们有什么妨碍呢?”腓利对太监说,哦,是太监对腓利说:“对我们有什么妨碍呢?这里有水。”

彼得在五旬节说:“你们各人要悔改,奉耶稣基督的名受洗,叫你们的罪得赦,就必领受所赐的圣灵。”那正是你们所看到在这里运行的那位。“因为这应许是给你们和你们的儿女,并一切在远方的人,就是主我们神所召来的。”正确地跟随那个,看看会发生什么事。那是我过去做的事,那是过去发生的事。你这样做,它也会发生在你身上。
我爱他,我……(我们现在低头。)
伟大的圣灵,你的同在就在这里,医治在会堂各处的人。主啊,愿那些没有你、还不知道这伟大的圣灵意味着什么、不知道他们的罪得赦免的人,主啊,愿他们现在上前来,我奉耶稣的名求。
85

现在你们不起来,进入他的同在中吗?在审判的日子,神要问你:“那个星期六晚上,我在什里夫波特显现;我藉着一个没有受过教育的人传讲了这道;我传讲了我的道;我显明了自己是活的,证实了我的道。”神将要求你给他一个理由,为什么你不接受?

神祝福你,我的弟兄。到这里来。神祝福你,我的姐妹。还有别人吗?如果一个人还从未以基督徒的方式受洗,圣经中没有别的配方,没有一个地方……
如果你是个罪人,请走上前来。如果你是个教会成员,请走上前来。如果你还从未照彼得在《使徒行传》2章38节开出的处方受洗,我在神和众天使面前吩咐你。当我站在这里,告诉你们真理,知道先知拥有主的道,为什么你们怀疑我是先知呢?那是属神的职分。我告诉你们真理。我奉耶稣基督的名问任何没有受过水洗的人。你曾受过点水礼或是任何方式,上来与神和好吧。跟随这处方。“我要把我的教会建造在这磐石上,阴间的权柄不能胜过它。”
我爱他……(现在起来,上来,好吗?),我爱他(你们呢?)
因为他先爱我,
为我付出……
86

现在上来吧。为什么?为什么你不上来呢?为什么?你说:“我的教会相信点水礼;我的教会相信别的东西。”

我是照神所给的处方问你为什么。圣经中没有跟它相反的其它处方。如果谁能给我指出跟那个相反的得救的处方,请上来指出。圣经里没有。它是神的处方。为什么你不……这里有谁在这个命令上跟随了神?请举手。这里有多少人在这个命令上跟随了神?也许你们所有人都跟随了。
如果你没有,在审判时你就要被问到。记住,在我身上的同一位神,同一位圣灵告诉我这样问,做这个挑战,对我说:“在审判时(你可能天亮前就去世了),他要问你,为什么你不这样做?”主如此说。
87

我们再也不能玩教会游戏了。神在我们中间。你有那种非常敬畏的感觉吗?你知道那是什么吗?那是圣灵在呼召,运行,想要进来。我要再一次确定在审判的日子我的手上没有血。记得我在神面前吩咐你:上来。

我爱他……
[原注:会众继续唱歌。伯兰罕弟兄离开麦克风,为人祷告,话不是一直都听得清楚。]神啊,奉耶稣的名……奉耶稣基督的名,愿她得医治。奉耶稣基督的名……奉耶稣基督的名……
88

全能的神,你道的应许,愿它彰显在我的这位弟兄身上。愿他领受圣灵,奉基督的名。父神,奉耶稣基督的名,充满我的姐妹,用圣灵充满他们,主啊,奉耶稣基督的名……奉耶稣基督的名,他上来接受水洗……奉耶稣基督的名,成就在我弟兄身上。愿我的弟兄领受圣灵,他的信心在乎你,直到死亡将他取去。父神啊,奉主耶稣的名,你在场,愿你把圣灵降在他们身上。

来吧,亲爱的姐妹。来吧,上来吧。现在每个人。上来这里。是的,姐妹。我们的天父,藉着圣灵的恩膏,愿我们的姐妹领受圣灵。正如彼得下去,为他们祷告,按手在他们身上,圣灵便降在他们身上,我祈求,当她接受水洗时,愿圣灵降在她身上。我奉耶稣的名求。
89

请你们现在上前来。可爱安静地站一会儿。好的。天父,当这个模样强壮的年轻人站在这里,当水遮盖他时,愿圣灵充满他。主啊,愿他被用来荣耀你。这是你的应许,奉耶稣的名,阿们!

我漏掉了谁吗,还有人吗?按手在他们身上,那是应许。“你们各人要悔改,奉耶稣基督的名受洗,叫你们的罪得赦,就必领受所赐的圣灵;因为这应许是给你们和你们的儿女,并一切在远方的人,就是主我们神所召来的。”那是处方。在我们献上这祷告,去水池之前,还有人从未受过洗吗?
天父,在圣灵同在的膏油和确信下,这个人低头心里谦卑地上来,当他接受水洗时,愿他被圣灵充满,奉耶稣基督的名。
神啊,创造天地的主,永恒生命的作者,各样美好恩赐的赐予者,将你的祝福降在我的姐妹身上。当她去水池,顺从你的命令时,愿她领受这可称颂的圣灵,我奉耶稣基督的名求,阿们!
90

哦,何等庄严的时刻。圣灵的敬畏。似乎有人叫圣灵担忧。我不知道。也许是我。瞧?因为我……我相信不是,因为我刚才做了一个可怕的陈述,却不知道。甚至听见我自己说,在耶稣基督面前吩咐这群会众,他们要在那日交待为什么。没有借口(瞧?),因为主已经藉着他的道、通过他的道、在他的子民身上彰显自己,他在这里。指给我看别的地方。所有的人吗?还有人吗?哦,我太高兴地知道你……主神啊,她不能让……

我们的天父,等候是值得的。我祈求你现在祝福我的姐妹,当她顺从并走下来时,请你用圣灵充满她。她想要被接种,脱离惧怕和今生的忧虑。愿圣灵,除掉罪的伟大的神的血清,愿它进入姐妹的生命里,引导她走完她的旅程,奉耶稣的名。
在那里再待一会儿。完了吗?每个人?记住,现在大家都觉得……
91

朋友们,想一想。我确信我们真的可以……有某种东西,我们可以用手掐,并意识到现在所发生的事。我们没有觉察到。我说这些事。也许对你们来说是谜语。也许你们不明白它,因为你……我只能让你们得到我现在知道的,我现在感觉到和知道在现场的。这是决定的伟大时刻,这个教会面临它的时刻。在这个交通中,它来到了它的变象山。

想都没想到的事发生了,却是很久以前就预言要发生的。这是许多人决定的时刻。我太高兴这些人上来了。想一想。在那里遇见祖宗亚伯拉罕的神的伟大圣灵,降在我们中间,运行在凡人的生命里,(我们每个人走过这会堂),正是他说他要做的事。
92

我们看到两千五百年前所讲的大会和会议在一两个星期前发生了。我们看到原子的时代。

昨晚我引述了一个预言,那是1933年主赐给我七件要发生的事:德国,齐格菲防线,总统选举,所有其它的事。其中五件已经发生了,剩下两件,一个女人在美国掌权的来到,也许是一个教会接管统治……注意。那是主如此说。
接着我看见他们造出一辆里面不需要方向盘的汽车。十一年前我就看见马奇诺(马奇诺防线,而不是齐格菲防线)……马奇诺防线,并且告诉了人们。它写在了纸上。主从未有一次……我在神面前或世上挑战任何人来告诉我哪一次圣灵说话,说了这些事,却没有成就的。瞧?是的。哦,我们生活在何等的时刻。现在是何等的时刻。某处像死一样沉寂,瞧?
93

呐,还有人吗?还有谁此时想上来,想上这里来,说:“我还没有领受圣灵,伯兰罕弟兄?我是个教会成员,我还从未以基督徒的洗礼方式受洗。我受过点水礼,或洒水礼,或别的,但我想要上来,照着圣经告诉我的方式。我不以为羞耻。我想要基督。我现在要上来。”

我只想说……我们要再唱一次,记住,直到明天早上。我们要把这些会众带到楼下。我想一切都准备好了,洗礼池装满水了,我们准备进去洗礼。还有一个人。神祝福你,姐妹。我想按手在你身上,因为圣经……
天父,愿她得着神的祝福。她现在走下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