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1125 会谈

1

很高兴来到这会堂,在基督耶稣里聚集在天上,倾听从主而来的信息,知道我们又生活在了使徒教会运行的日子里。哦,我为此感到很高兴。

今天是个很美好的一天。我们跟人们举行了一些会面等等,主的灵就在附近,我们看见了伟大的事发生。我也相信,我们靠近末了了,相当近了,比我们实际所想的还要近了。
2

今晚是我们有幸在永恒的这头聚在一起谈论主话语的又一个晚上。我相信,如果我们就结束聚会,然后回家,也不会……但我们今晚出来有多倍的收获,有唱歌,听劝勉;有圣灵在向会众说话。

查看一下那些经文,找找看。这事是这样开始的,也必这样结束。你们注意过外邦国度是因出现未知方言和翻方言而引入的吗?尼布甲尼撒王、墙上手写的字、未知方言和翻方言,外邦时代也必这样结束。
3

哦,要是我们能有几个星期讲一讲预言等等,那就太好了。我今天问了我宝贵的朋友杰克·摩尔弟兄,说,如果我在今晚的聚会上宣布一件事,可不可以。他说:“当然可以。”

从下个星期天开始的一个星期,四号到十一号,在杰弗逊维尔,我要在那里传讲八个晚上,讲最后七个教会时代。我会写一点关于它的注释,似乎是主把这点放在我心上,我想在教会面前传讲它。它会录在磁带上,从磁带上再记录下来,从那些记录再到打字,速记打字,然后拿出去印刷,至少会有三本有关异象的新书出来,然后这本最后七个教会时代的书会印出来。我相信我们正处在那个时代了。
4

我是这样把它写出来;我回顾过去,主一对我说话,我就把它记下来,然后留意它,讲给会众听,告诉他们事情会怎么成就。我选取一个预言,我并没有……我当时是那里的浸信会教会的牧师,甚至不知道异象是什么意思,呐,对所发生的那些事,我称之为魂游象外,我还不知道要称它为异象。那时我还只是个小伙子,1933年6月。

5

我在去主日学的路上,当时我要拿圣经,一个异象出现在我面前,我不得不停在了地板上。这个就是那异象所说的事,记在黄色的纸上;立即它就被印在了《信心先驱报》上,因为异象的绝大部分都应验了。那是1933年,现在想一想这点:许许多多年前,大约二十八年前,它就发生了。注意,主的道是多么的准确。

它说:“我们现在有一位总统(罗斯福先生),这位罗斯福先生,在他作总统的执政期间,他将使世界卷入世界大战中,”又说:“在这期间,他们允许妇女投票,这对国家来说是个咒诅。有一天她们将选出一个不该当选的人,”那天她们选了。呐,想一想这点。它说:“我们将跟德国开战,德国将会建造混凝土的防御工事。我们在那个地方将遭受沉重的打击,”说到了那个马其诺防线,在它建造前的十一年前,瞧?绝对准确。
6

又说:“这位新的独裁者墨索里尼,第一步将会进攻埃塞俄比亚,埃塞俄比亚将倒在他的脚下,”这事发生了。又说:“他将在羞辱中丧命,那将是他的结局。”我说:“在末时来到之前,将会有一个了不起的女人在美国兴起,因为美国是以女人为标记的,她的数字是十三;这女人要兴起来,要么当总统,要么(我加上了括号)也许这个美丽、有吸引力的女人是天主教会,她内心残忍,将把这个国家带入污秽中。接着,他们会有一种汽车,完美到了一个地步,以致我看见一家人在开汽车,顶是玻璃的,车里没有任何方向盘。

那是那天我在《大众机械》里看见的,这机器已经发明了。无论你想去哪里,这种用雷达操控的汽车都能带他们去。你只要设定好终点,它就会开过去;你甚至不需要开车,它的顶是玻璃的。
7

接着我转过身来看,看见美国正在冒烟,有东西把它烧毁了。

在下面我就说,不是在魂游象外,而是我预测。(记住这点,我猜这也录音了。)“我预测这些事将在现在的1933年到1977年之间发生。”
如果我的预测说中的话,留给我们的就只剩十六年了。
呐,讲到了七件要发生的事,其中五件已经发生了;还剩两件要发生,必定是那样的。那是奉主名说的,必定是那样的,明白吗?
哦,神是伟大的。[原注:有人说方言。]父啊,因为你的灵是为了……[原注:磁带空白。]
求你将教会里的恩赐降在会众身上,我们感谢你,主啊,因为他们说的话一致,他们一致地说到你的再来。众先知、说方言的、翻方言的,都在警告我们:时候近了,我们真的相信时候比我们所想的还近了;愿我们为主的再来预备好我们的心和魂。
今晚,当我们读你的道时,愿你现在藉着书写的道向我们说话。我们奉耶稣的名求,也为了他的荣耀,阿们!
8

在《以赛亚书》里,我只讲一个短信息,不会留你们太久。我想要对今早不在这里的会众说,我知道你们许多人要工作。在白天举行聚会不好,因为人们要做工,但我们尊贵、亲爱的弟兄,拉比,给我们讲了一个关于时期和圣经的杰出信息。我确实很欣赏这团契,就是我们的弟兄跟我们在这里和我跟他的团契。他今晚十一点左右得离开,他说他得大约十点半离开。我说:“或许在那个时间之前我们会结束。”我确实非常感激他,愿神使他一路畅通,这是我的祷告。

9

你们许多人听到了不久前在这个教会里由一位浸信会女信徒所发出的预言,昨晚它成就了。所以,我确信教会知道我们所讲的是什么;今晚这个教会是站在变象山的经历上,就是这样。

让我们翻到《以赛亚书》第1章,读17节和18节,或许还有16节,我们来读。
16你们要洗濯、自洁,从我眼前除掉你们的恶行,要止住作恶,17学习行善,寻求公平,解救受欺压的,给孤儿伸冤,为寡妇辨屈。18耶和华说:“你们来,我们彼此辩论。你们的罪虽像朱红,必变成雪白;虽红如丹颜,必白如羊毛。”
父啊,求你祝福你圣洁的道;主啊,我们等候圣灵来向我们启示这些事。主啊,求你向每一颗心说话,因为我们有需要。你正通过许多恩赐和你的道来呼吁;在大路小路上呼吁,竭力迫使在第十一个小时的人做好准备,迎接你的再来。主啊,求你应允,现在求你帮助我,求你说话。我们奉耶稣的名求,阿们!
10

如果我要给它取一个题目,我想要取“会谈”这个主题,因为我上来时,注意到门上写着字,称作团契聚会;团契聚会就像是一段我们在一起团契的时间。呐,你们许多人记得那位老迈、亲爱的弟兄,神的仆人,名叫F.F.博斯沃思,曾是我的同工和亲爱的弟兄,最近他回天家去见主了,已经快一百岁了。

他总是很有幽默感;当我遇见他,跟他交谈时,他总是有一点幽默感。他过去常说:“伯兰罕弟兄,你知道团契是什么吗?”
我说:“我想我知道,博斯沃思弟兄。”
他说:“就是两个人在一只船上,”我想那是一个非常好的表达。
11

呐,当他快要死时,当然你们听说他死了;我赶紧冲到迈阿密去见他。我冲进门,他从那里站起来,我看见他起来,白头发,光秃秃的脑袋,他向我伸出瘦弱的手臂。我跑过去抱着他的脖子,喊着:“我父啊!我父啊!以色列的战车马兵!”如果说我认识的人中有谁给五旬节派教会增添了尊严的话,那就是F. F. 博斯沃思,一个信心的伟人。

接着他告诉我,他说:“伯兰罕弟兄,我想跟你说句话,我很高兴在我离世之前你到了这里。”
我说:“是什么话呢?”
他说:“赶快回到宣教场上去,你事工上的成就是在那里。”他说:“赶在这些年轻人去毁了宣教的路之前,你赶紧去吧!”
我说:“博斯沃思弟兄,我想问你一个问题,我宝贵的、圣徒般的弟兄。在你一生的事工中,什么时候是你最蒙恩的?是你领受圣灵的时候,还是某个人得医治的时候?”
他说:“此时此刻就是我一生中所拥有的最伟大的经历。”
我说:“你晓得你要死了吗?”
他说:“伯兰罕弟兄,这五十多年里,我生活的一切目的就是耶稣基督;”他又说:“他随时都可能进门来,接我回天家。”
12

当死亡临到他时,他在房间里站起来,跟他带领信主的人握了两个小时的手,有些人已经去世五十年了。

我喜欢那首《生命圣诗》,其中一部分说:
伟人的生命提醒我们,我们可以使生命崇高,
将离别抛在身后,岁月虽逝足迹犹存;
或是他人的足迹,航行在生命神圣的海上,
有个失事、遗弃的弟兄,见这事,你该重新振作。
13

我爱这首诗。我们聚在一起讨论一些事。最近,我们听到太多有关会谈的事,最近你所听到的都是会谈;他们正在举行会谈。[原注:磁带空白。]联合国的,全世界的各种会谈。

会谈究竟是什么呢?它的目的是什么呢?是为了让商业的或一些运动的领袖聚在一起,设法解决他们所知道要做的最重要的事。
通常,会谈是在危机的关头召集的。在危机的关头,他们召来他们最好的智囊,就是那些似乎最懂的人;人们把这些人召集起来,有国家的元首、组织的首领和厂商的头。当危机发生时,他们把这些人召集起来,坐下来,竭尽全力地把事情弄清楚。
14

接着我们发现,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举行了一次会谈。我相信他们称之为四方大会谈。在几年前,不到二十年前,他们举行了那次四方大会谈。你们在这里的许多男女都还记得那次会谈,当时整个世界正处在危机关头;东方和西方世界彼此都走到了尽头。德国和几个纳粹国家等等,他们把最好的智囊、国家的名人、最优秀的人召集起来,坐下来谈。

我记得,一个朋友,我的一个传道人朋友,浸信会的弟兄,非常不错的人,肯塔基州路易斯维尔的佩蒂格鲁博士。他正在收听那次会谈中传回的消息,他说他打开收音机,在听从会议召开的地方传回的消息,看他们要做出什么决定。我想,那正是我们大家当做的事;我认为当事情到了尽头时,我们不但应当听,还应当祷告,为我们国家的领导人祷告,为那些当权的人祷告,求神来管理。
15

那天,我在其中的一场会议上,人们注意到我,他们有十一个人坐在联邦大法庭的桌子边,在桌子尽头有一个空位。我卷入了这件事,从事情的结果我知道是谁坐在那里,是我的主。哦,我很高兴那个祷告改变了事情。

后来当我们……佩蒂格鲁博士说,他正在地板上走着,等候听传回的消息;他说有人敲门,是一个现代嬉皮士之类的人,穿着工作服,留着长发,跳上跳下,你知道;我不知道,做着所有那些愚蠢的事,他说:“我想要你跟我去城里,我写了文学作品,”他说:“诗歌,人们不会,他们不会买我的诗,你是个有影响的人,请你来帮我,给我推荐一下。”
他说:“我的好先生,我正在听四方大会谈传回的消息,我想要知道结果是什么。”
这个嬉皮士说:“哦,我的诗,我的歌,”(摩登的,摇滚乐,那些你们称之为布基伍基之类的东西,就是那时那些年轻人玩的东西)“比那个消息重要得多。”却不知道如果会谈不成功,就没有一个国家再会有那种你们说的布基伍基之类的东西了。
16

哦,我们应当关注这些事。另一次会谈叫做日内瓦会谈,当时我们又得跟各国聚在一起,设法解决到底该怎么做才好。最近也有一次会谈叫巴黎会谈,他们通常选择一个地方,一个适合会谈的好地方。

最近我到了日内瓦,他们举行那场会谈的地方,那似乎是个好地方,使人们可以从那里往外看,看见那些能启发他们的东西。很奇怪,当人紧张的时候,他得有东西来启发他。诗人们爬到山上去观看日出;许多人在外面的什么地方搭个棚屋;先知住在旷野的某个地方,远离人群,寻找一些能启发他们的东西。
17

日内瓦会谈和巴黎会谈等等都是在一个美丽的地方举行的。由于各国的这些会谈是如此的恰当,我们也举行了这么多的会谈,我们都知道它们的事。我们在报纸上读到,在电台和电视以及我们所拥有的其它途径上听到它们。

我们知道它们的事,但让我们想一想神所举行的一些会谈。神也举行会谈,他在这里说:“你们来,我们彼此辩论,”主说:“你们的罪虽如朱红,必白如羊毛;虽红如丹颜,必变成雪白。你们来,我们彼此辩论。”神要举行一次会谈,神举行了一些会谈。
18

在世界性的会谈中,人们聚在一起,吃吃喝喝,互相撒谎。但当神举行会谈时,却截然不同;人们聚在一起,禁食祷告,得到从天上来的命令后,就往前进。让我们来讲讲神的一次或说几次会谈。

我所能想到的神举行的第一场会谈是伊甸会谈。神在伊甸园里举行了一场会谈;当时他的儿子失丧了,犯了罪,背离了他的神,这消息传到了荣耀里,这消息惊动了天上。毫无疑问,许多天使都想下去看他们能不能对此做点什么,但神却要亲自召开那场会谈,因为是他的孩子陷入了困境,他不能把这事交托给一位天使。
19

这是一次重要的会谈;当神学家在传道的日子里,人们在说耶稣只是一个人,说耶稣只是一个普通的先知,不是神。瞧,这就破坏了整幅图画。他比先知大多了,他是神降在肉身里,为了举行会谈,带来和好;那不只是一个普通的人或先知,他也是众先知的神。

他降在肉身里;这确实表明了起初神跟人所举行的第一场会谈,是他亲自下来,他没有把这事交托给别的人。当神下来救赎人时,他从未交托给一位先知;他亲自下来,因为他是唯一能做成这事的。
20

在那次伊甸园大会谈上,神降了下来。看看人的本性,它今天在人里面表明了这点。人不是设法走出来,说:“主啊,我犯罪了;”而是藏在某个地方,许多时候就像亚当所做的一样,为自己搞出一个无花果树叶的宗教,是他自己弄出来的东西,是某种他想说的信条,并把自己藏起来。

但就像它对亚当那样,对每个信靠信条的人来说也是如此。将来有一个时候,你若要靠那个站立,你的信条和无花果树叶的宗教将掩盖不了你的罪。神已经开了一条路,一条预备的路。
在神能跟亚当交谈之前,他不能跟赤身的亚当交谈,于是他杀了一样东西。某样东西必须得死,某样东西死了,就成了一个遮盖物,叫我们能跟神举行这场会谈。神必定是挑选了伊甸园里的某棵树,然后呼叫亚当和夏娃,把那些血淋淋的羊皮扔在那里,说:“穿上这里的这些羊皮。”何等的一次会谈!
21

会谈举行时,就要做出决定。然后我们接受自己决定的人就得相应地去行动。神跟亚当和夏娃举行了会谈,做出了一个决定,那个就是神,那是神的疗法,这点永远不会改变。教会、信条、人、天使、魔鬼,都不能改变它,任何其它的东西都不能改变那个。神为罪人能站在他的面前提供了一条预备的路,就是藉着无辜者所流的血。我们都是在罪里生的,在罪孽里成形,来到世上就说谎。

我们不能藉着我们的信条等东西救自己,就像我们不能抓着靴带跳到月球上去一样。我们失丧了,没有一个人能救对方,没有人,没有先知,没有祭司能。这需要耶稣基督,他是神在肉身中,为要救我们;他也预备了那祭物。
22

我看见亚当站在那里,满有男子气概的体魄,这是一幅健康的画面。不久前,我在希腊看见某个未悔改信主的头脑画的画,是位了不起的艺术家,他画了亚当和夏娃的一幅画。那对人类来说是个耻辱。夏娃看上去像只动物,而不像女士:一大堆的头发垂在一边,嘴巴歪着,一条腿比另一条腿粗,哦,样子太可怕了。那是未悔改信主之人的臆想。

夏娃是曾经在地上生活过的最美丽的女人。神造了她;她的眼睛就像天上的星星。
我看见夏娃站在那里,身上裹着一块血淋淋的羊皮。在这场会谈中,神显明他的计划就是为了整个世界将来的救恩。注意亚当,他走开时,当他们离开神的面时,那些血淋淋的羊皮拍打着他那男子气的大腿,也拍打着夏娃的腿。
23

这只是一幅画面的预像,我们现在可以把相机转到耶路撒冷的一个早晨。我听到窗户外面,听到一阵响声,那是什么?是一个祭司在说:“除掉这种人!”

我能听见一个小妇人跑到人群前,说:“他到底做了什么?他医治病人,叫死人复活,使被虏的得释放。”
一只残忍的大手打了她一巴掌,说:“难道你们要听那个女人而不听你们的祭司吗?”一条残酷的罗马鞭子抽打在耶稣身上。
24

那是一幅有点可怕的图画,但让我们拉起帘子来看看。我听见有敲打在鹅卵石上的撞击声经过街道,我往窗外看,看见一个男人,穿着一件从头到尾编织的、无缝的白袍,披在他的肩膀上,背着一个旧的十字架,从街上走下来,边走十字架边撞击着地面。他的肩膀都被磨破了,我注意到他的衣服上到处都有小点,那些小点随着他上山而变得越来越大,不久那些点就汇聚成一个了。呐,一件血淋淋的衣服拍打着他的腿,那是什么?第二个亚当,女人的那个后裔。

25

耶稣走上山时,那死亡的蜜蜂围着他嗡嗡叫,因为知道,不久魔鬼肯定要在这点上被蒙蔽了。魔鬼说:“一个宣称是神的人怎么会这样呢?他怎么可能是呢?我挑战他来行一件绝技或在我面前耍一个把戏,把饼,哦不,把石头变成饼,他没有做;他若是先知,怎么可能站着,任凭罗马兵丁拿一块布蒙住他的脸,用棍子打他的头,说:’你若是先知,就告诉我们打你的是谁,’他没有动,他是个假冒的;我要去,用我死亡的毒钩刺他,我现在要得到他。”

哦,魔鬼彻底失败了了!他们把耶稣挂在十字架上,那只蜜蜂围着他嗡嗡叫。如果蜜蜂或一只有刺的昆虫螫了人,把那刺螫得太深,它离开的时候,就再也无法螫人了,它把刺留在肉里了。死亡可以螫一个罪人然后逃走,但那次它把刺留在以马内利的肉里,刺就被拔除了。
26

难怪几年后当死亡的蜜蜂围着圣徒保罗嗡嗡叫的时候,他可以说:“死啊!你的毒钩在哪里?坟墓啊!你得胜的权势在哪里?感谢神,使我们藉着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得胜。”[林前15:55,57]

死亡被征服了;蜜蜂可以围着嗡嗡叫,死亡的蜜蜂可以嗡嗡叫,说:“我得到你了。”
但我们能指着那边的一个空墓,说:“感谢神,使我们藉着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得胜。”死亡可以发出噪音,但它不能螫你了,它再也没有刺了。当它把刺螫在以马内利的肉身中,即我们当中的神的肉身中,就把死亡的刺给拔掉了。那是神在第一场会谈上的想法。
27

人活着,不当靠自己活着,他不当带着自己人造的学说而来。神谴责了这点,人不是带着人造的信条而来,他必须藉着神预备的方式而来,会谈就解决了,这就是一切,它成了;人必须藉着祭物而来。

让我们讲一下另一次会谈,还有一次会谈。我们可以想到许多的会谈,但我在这里只讲一讲两三个。让我们想一想那次燃烧荆棘的会谈;曾经有过一次燃烧荆棘的会谈。神的百姓被带到了埃及,我们知道约瑟怎么被卖到了那里,他是基督的完美预表;我们又看到他怎么让身边的外邦人散开,为了与他的弟兄们相认。这是对我们所生活的这个时代的非常美丽的写照,那时福音要再回到以色列那里;耶稣要离开外邦人,去与犹太人相认。
28

接着我们发现,他们受奴役了四百年后,埃及人起来,有一个不认识约瑟的法老起来;最后到了一个地步,他们被迫要做苦役。埃及人把他们当作奴隶,鞭打他们,驱赶他们像赶牲畜一样。

神已经命定了一位先知要兴起,但那位先知跑走了,娶了一位美丽的埃塞俄比亚姑娘,生了儿子革舜,很满足地从他父亲叶忒罗或岳父叶忒罗那里继承了许多钱财。他在旷野的偏僻处照看着他的羊群,突然,神百姓的哀声传到了神的面前,必须做一件事了。神记得。
我很高兴神记得,他记得他的约;他记得伊甸园;他记得亚伯拉罕;他记得他所应许过的一切话,他所说过的一切话。他是无限的神;他记得这一切,他记得他做了应许。
唯有一件事是神要做的:就是持守他的道。神为了持守他的道,就任命了一位先知,但这位先知成了一个逃兵,跑到旷野去了。他是个逃亡者,逃到了旷野,定居下来,但神若命定一个人去做某件事,不管他怎么跑……
29

神命定了末后的日子将要有一个教会;魔鬼、污鬼和伪君子会兴起来,但神必得到那个教会,因为他说那教会必会在那里,神必做成这事。没有任何事能……神能从这些石头中给亚伯拉罕兴起儿女来。

接着,神发现他的这个逃亡者,这位先知摩西,在那里对有美丽的妻子和家庭感到非常满足,而且要变富足了。他那颗犹太人的心感到这对他够好的了。担子从他身上卸掉了,因为他曾用他的神学和知识要来拯救以色列人,但失败了,可是,神已经命定了他要做这事。
神所命定的一切事都要成就。神将会有一个教会,有一群子民;他将会得到人来相信他的各种恩赐;他将得到那些说方言的人,那些翻方言的人;他将得到一些先知;他将做这事,因为他说他要做。神必定会带来医治和救恩;圣灵必降临下来,他能够从这些石头中给亚伯拉罕兴起儿女来。
我们浸信会、卫理公会、长老会等教会可以随心所欲地拒绝它,但神肯定会得到那个教会,很确定,就如他的道这样说的。他必要做这事;他记得他所说的一切话,到了时候就必应验。
30

摩西在那里满足了,准备在那里安居,但神想:“我必须跟那位先知举行一场会谈,”于是他挑选了某个地方。让我们想想,那是在山顶上的另一处荆棘下。神从天上降下来,烧着了那荆棘,并且召集摩西来举行一场会谈。摩西因着软弱就开始争辩,但他一看见神的荣耀,便准备好要去了。

有时候神的子民被召集到与神的会谈中,他们在那里遇见神;你知道,当孩子生病时,你就在家里举行会谈,最后医生走出去,说:“孩子没有活的机会了。”
你的牧师说:“根本没有神的医治这回事,”哦,那阻止不了。你准备好举行一场会谈,你一跟神交谈,便成了不一样的人了。
你若有一个任性的男孩或任性的女孩,你可以祷告到一个地步,甚至使神出场了,他必在卧室、在外面的棚屋里、在谷仓里或任何地方与你相会。当你跟神举行了那场会谈,你就改变了。有件事发生了,那些跟神举行过会谈和遇见神的人,过后,他们的举止对世人来说就是愚蠢的。
31

你看看摩西,看到的是一幅何等愚蠢的画面啊!这里是在埃及的大军(就像现在的俄国),埃及曾征服了整个世界,而这里是个八十岁的老人,胡子直垂到腰间,花白的头发披在后背,八十岁了。次日早上,他让妻子坐在骡子的鞍上,她怀里这样抱着一个小儿子;摩西手里拿着一根又弯又旧的杖,正要下去,边走边尽情地赞美神。

人说:“摩西,你要去哪里?”
“我要下去接管埃及,”多愚蠢啊!这在没有悔改信主的心看来多愚蠢啊!他让妻子……[原注:磁带空白。]
神,神委派你做这事,不管看来是多么愚蠢,无论如何神都要做这事。对五旬节的男女信徒也是这样做;他们可能说方言;他们可能举着手奔跑;他们可能做出了各种怪事,甚至那时候人们认为他们是醉了或癫狂了;但他们举行了一场会谈。不管这事对世人看来是什么,神无论如何都做了,所以那没有关系。
32

人们在五旬节那天岂不是说:“这些人是新酒灌满了”吗?

彼得说:“他们不是那样的,酒馆还没有开门呢,但这个就是那个。”
瞧,弟兄,我经常做这个陈述。如果这个不是那个,我就要持守这个,直到那个临到。这个就是那个。
接着你若注意,摩西上路下埃及去了,是一个人的入侵。但他做到了,因为他跟神举行了一场会谈;神委派了他,把荣耀显给他看了,甚至没有一个国家能挡住他的去路。当神在会谈中与人相遇,用圣灵充满他,使他的魂燃烧起来,就没有任何东西能挡住他的去路。摩西要下去接管了。
33

以色列人在回归的路上,他们跟神有了另一场会谈,是摩西在红海边举行的,我们称之为红海会谈。困境就摆在他尽职的路上。基督徒们,听着:这里就是你犯致命错误的地方;这里就是以色列人犯致命错误的地方,因为她求一个律法,要用律法来事奉神。在《出埃及记》19章,恩典既已提供了一位救主、一位先知摩西、提供了羊羔、提供了一个约、提供了这一切,可是,他们还是要一些他们能自己做的事,他们想要某个神学。

那正是今天的问题。如果我们让五旬节保持它起初样子……但我们非得要有一些东西来争论。我们非得要有一神论、二神论、三神论、神的会;哦!所有这些其实都是骑着独峰的、二峰的、三峰等等的骆驼,只要我们能骑在上面,骆驼有几个驼峰又有什么关系呢?坐在福特车里还是雪佛兰车里,又有什么关系呢?只要继续前进。
34

但我们非得要有一个宗派不可,我们必须有一次出埃及,你知道。我们非得要有《出埃及记》20章里的东西,我相信他们在那里要了一个律法。我们非得要有一些自己可以做的东西,来显出我们是哲学博士、文学博士、神学博士,这个那个,你瞧?使他们看上去像世人一样。就像以色列人后来又犯了致命的错误,拒绝了先知撒母耳,要了扫罗王。撒母耳叫他们到前面来,他说:“我曾拿过你们的钱财吗?我奉主名对你们说的事,岂不都有神来证实吗?”他们无话可说。

他们说:“是的,你没有拿过我们的食物和钱财,你所说的一切话都是对的,但我们还是想要一个王。我们想要像其他世人,像外邦国家一样,”他们得到了。
我们就是这样做的,我们就是无法不去插手那个祝福……[原注:磁带空白。]祝福是给每个人的。我们非得说:“呐,我们属于这个教会,我们属于这个教会;”但举止却像其他世人一样。五旬节不是一个组织,也无法被组织起来;五旬节是一个经历,愿意的,都可以来,来喝主的水,这是一个经历;是圣灵住在卫理公会信徒、浸信会信徒、犹太人、改信仰的人和天主教徒里面,不管是什么人。它是我们跟神举行会谈时所拥有的一个经历,要跟主详谈一下。
35

于是,他们走在尽职的路上,来到了红海,它堵住了他们的去路。通常,当你跟神举行一场会谈,开始做一件事时,魔鬼就会阻拦。他会使你病得起不来了;他会使每个邻居议论你,叫你圣滚轮;他会做这样的事,对你说,你下那里去是为了成为老古董;你让头发长长,你就会成为老式的人物,过时的人物。你过去一起玩桥牌的女孩子们就会认为你不像过去那样漂亮了。那又有什么关系呢?你跟神举行了一场会谈,无论如何你都不再玩桥牌了,是的,没错。

但我们看了,我们就想像其他的人一样。我们的举止想要像琼斯一家人那样,我们在攀比。你把台阶漆成红色,你看到邻居也把他们的漆成红色了。你买一部雪佛兰车,夸耀一番,你看,你的邻居很快就把他的福特车处理掉了。他所做的必须像你一样,瞧?你所做的必须像他一样,你想要攀比那些经历。
36

我常说,我不在乎我的裤子是不是跟大衣相配,领带是不是跟衬衫相配;我要的是我的经历跟神的圣经相配。那是教会当做的事;他们那时所做的,也是我现在所要做的。当五旬节的天空满了真实的东西时,为什么还要接受一个替代物呢?为什么你要接受不正确的东西呢?要接受真实的东西,因为神正准备倾倒他的……这应许是给你们和你们的儿女的。若主愿意,明晚我继续传讲这点。

愿意的,都可以来;你走在尽职的路上,就会遇到拦阻。哦,我猜整个自然界都战兢了。瞧,你看,何等大的一件事啊!这里是摩西和以色列人在尽职,有火柱带领他们,领他们掉进了一个圈套里。神喜欢让他的子民掉进圈套里,要看他们会怎么做。凡到神面前来的儿子都必须先受试验和管教。神带他们到那里;他带你到这里,把你放在两难之间。呐,那个会是读心术吗?它会是吗?瞧?他把你放在圈套里,要看你会做出什么样的决定,没错。要查考圣经!耶稣说:“给我作见证的就是这经,”是的。
37

呐,神让事情变成那样,呐,他把以色列人带进圈套里,两边是高山和旷野,法老的军队也追赶过来。有成千上万的战车和枪矛,而这是一群卑微、可怜、没有武装的奴隶,来到了死海……哦,是红海,来到了岸边,而后面尘土飞扬,战车追过来了。四面都是高山,无路可走。看来神好像是个差劲的军人,竟没有给他的百姓留退路。

有时神会那样做:任凭医生走开,然后说:“你活不了了,你要死了;那癌症要杀死你,你再也不能从那椅子上起来了。”好像神没有给你留退路,但他就是你的退路;要爬回到他的怀里。
神,他是我的避难所;他是我的坚固台,耶和华的名是坚固台,义人奔入便得安稳[箴18:10]。他是庇护塔,是我们的避难所,除他以外,我没有别的避难所。我不想要任何其它的避难所,他才是我的避难所。他是疲乏之地的磐石,是风暴之时的避难所。
38

我记得我第一次说方言的时候,我正在米尔顿浸信会教会讲道,正在那里讲道时,我异常兴奋,所有那些浸信会信徒都坐在那里看着我;圣灵降在我身上,我就跳到过道中间,开始说方言。我想:“哦,这又是怎么回事?”我对说方言一无所知,当我往回走,听见我的嘴唇这样说:“我是疲乏之地的磐石,是风暴之时的避难所。”哦,我太惊讶了,每个人都彼此对看,像院子里的鹅一样,都像那样看着,我也有同样的感觉,因为我那时还不知道。但我知道有件事发生在我身上了。哦,我找到了那高台,一个避难所。从此以后,除了那个地方,那个蒙福的避难所,我不再想要其它地方了。

39

他们正在尽职的路上,正处在敌人的火力之下,就是这样。看起来好像整个自然界都因他们而颤抖。那是在什么时候?基督徒的步骤是什么样的?在那种时候要做什么呢?要举行一场会谈,是的。当教会走到了一个地步,这个在这样做,那个在那样做,一切都颠倒了,不要放弃教会,要举行一场会谈;在某个地方举行一次祷告会。

摩西挑选了一个地方。我想说,让我们想想,那是在那块磐石后面,他去到那里,说:“主神啊,”类似这样的话,“主神啊,伟大的耶和华,他曾在燃烧的荆棘中遇见我,那个经历从未离开我,我已经做了你所吩咐我要做的一切,我现在正在尽职。我已经照你所说的把你的百姓领出来了。那火柱就悬挂在那边,法老的军队也站在那里,而这里是高山和死海。主啊,我该怎么做?我该向法老投降吗?我该怎么做?我想要你……”
我能看见天使开始降在周围的每块石头上。哦,何等的一场会谈!不久,主的灵……我能看见那火柱移过来了,那是什么?做了一个决定。要怎么去做呢?放弃,然后回去再试吗?回到宗派和世界里去吗?不,先生。神说:“起来!”[原注:磁带空白。]
40

神从不往回走,他从未打发他的子民回到慕迪所说的话上;回到散基所说的话上;回到芬尼所说的话上,要向前走!阿们!

今天的麻烦是,科学想抢在我们之前找到神。他们正在各个领域里做研究,有了测谎仪等等,他们能证明有一种能力的存在。那天你们在《观察》杂志上看到了这点,哦不,我相信是在《读者文摘》上。他们带着那医治者到了……那事发生在英国。
他们的教会向那些被称为医治者的人敞开,在英国大约有百分之八十多的人得了医治,比用药物得医治的还更多。吉恩,那是《新闻周刊》说的吗,还是别的什么?你记得吗?是《读者文摘》,是的。他们带那位医治者去,看是不是有什么东西从他身上出来。把他的手放在X光下面,叫他祷告。放上一块铅箔,看看那是否只是他的手,或是有一种能力存在。[原注:磁带空白。]
41

让我们看看散基对此是怎么说,慕迪是怎么说,诺克斯、加尔文和其他的人对此是怎么说,那都没问题。他们是,他们是神在那个日子里的子民,但我们正在前进。科学也只能这样前进。[原注:磁带空白。]

如果你对这座山说“挪开”,心里不疑惑,只信你所说的必成,就必给你成了。不管是什么,愿它成就。这些未开发的资源。
42

不久前,一个人说:“我不想麻烦神,你知道,我知道他非常忙。”荒唐!“我不想麻烦。”哦,你根本无法用尽神丰富的祝福。你能想象吗?一条大约半英寸长的小鱼游在太平洋的中央,说:“我最好省着点喝这水,因为我可能会喝光的。”

你能想象吗?一只大约这么大的小老鼠在埃及的粮仓下说:“今年冬天我最好给自己划定量吃,一天就吃两粒米,因为在新米收成之前我可能会吃光的。”那真是荒唐!瞧,双倍的荒唐,一千倍的荒唐,竟然认为你会耗尽一位慈爱之神的怜悯。嗯,神竭力要挤出一条路进入你里面。“你们多多地求,叫你们的喜乐可以满足,”你决不可能耗尽神。
就像抽水,你越抽,水就越新鲜。哦,我喜欢这个。只要一直抽,活在涌出荣耀的喷水口处,我喜爱那样。
43

呐,摩西向主哀求,主说:“起来,往前走!”摩西随即起来,迈步跨入水里,当这事一发生,红海的水就向后分开,以色列人过河,得了一场大胜利,他们举行了一场会谈。我们一直都得这样做,就是举行会谈。

现在,我想赶快谈谈另一场会谈。曾经有一场会谈;有许多会谈是我们可以讲的,但不要让我们跳过这一场。有一次,举行了一场客西马尼园会谈。这会谈必须要举行,当一个得胜的生命打败了疾病,打败了世上的一切之后,他来到了客西马尼园;天父必须做检查,看看他是不是真的想要经历这件事。
耶稣领着门徒去,他们都困了,躺下睡着了,但耶稣往前再走了一点,他总是那样做。你只要走一段的路,留心看,他会往前再走一点,一向都是这样。他一直都在你前面开路。他往前再走了一点,到了那里,就在一块磐石旁跪下来。
44

让我们想一想。我能看见加百列下来,拿着大宝剑站在耶稣旁边;我能看见茵陈;我能看见其他伟大的天使在磐石周围发光,那是什么?会议桌摆好了。

接着,神的圣灵,正如我们在客西马尼园的画上所看到的,那光,神就是光,以罗,以罗欣,独自存在的那位,当时他降临下来,在耶稣的面前。“儿子,你想要经历这个吗?”什么?天使正在聆听。“结果将会是什么呢?整个世界都放在你的肩上,你想要付出代价,或你想要怎么做呢?你现在可以不经死亡继续下去。各各他就摆在你前面,他们将在那里吐唾沫在你脸上,带你去各各他,做这一切事;你将头戴荆棘冠冕,在剧痛中死去,你的血要流尽,你愿意吗?”
让我们看看这场会谈是什么,会有什么回应?所有的天使都站在周围,想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决定已经做出了,那是什么?“不要按我的意思,只要成就你的意思。”哦,当时天使们展开他们的祝福,开始来服侍他,为那个伟大的时刻而预备他。一场会谈举行了,一个决定做出了。我为那个决定感到非常高兴。
45

要事奉主或不事奉主,我这微不足道的决定怎能……罪人朋友,当这样的一个决定为你做出了,神今晚也在敲你的心门,那么你的决定会是怎样的呢?你怎么回应他的提问呢?“凡劳苦担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你们得安息。”你怎么回应那个决定呢?你的答复是什么呢?神现在正跟你举行一场会谈;你们生病的男人女人怎么样呢?神正在跟你举行一场会谈。“你愿意接受我吗?你愿意相信我的道吗?你在大能和行动中看见我;你听见我藉着男人女人必死的嘴说话,他们把自己的生命交给我;我应许了,我升上高天的时候,要将各样的恩赐赏给人。”

他应许了。你看见我的道应验了;我若持守那道,也必持守我所有的道。会谈现在正在举行,他正在跟你举行会谈,你必须做出一个决定,神正等候你的答复。“主啊,我要事奉你,我要得到圣灵;或者我不想要那病,我不要它,我要把它除掉;主啊,我相信你医治了我。”神正等候听你的决定是什么,你是那个必须做出决定的人。耶稣已经做了他的决定,已经证明了他做出了决定。现在,你必须做出你的决定;我必须做出我的决定;这个教会也必须做出它的决定,我们都必须做出自己的决定。你要怎么对待这件事呢?客西马尼园。
46

接着,是他的死、埋葬和复活。另有一场会谈举行了,让我们快快地讲一下这些会谈,我们一会儿就结束。曾经举行了一场五旬节会谈。那些人曾与耶稣同行,听见他讲到了祝福,哦,并且应许那能力要降下来。

神离开地上之前曾吩咐他们,他说:“你们停止讲道;不要再唱诗了;现在什么事也不要做。我要你们上耶路撒冷城去,我要你们在那里等候,因为我们要在荣耀中举行一场会谈。天父和我以及所有的天使要举行一场会谈,我们要做决定。你们在那里等候;我们要告诉你们教会该如何运行。”
47

我能听见使徒们说:“瞧,或许我们要有一些主教和大祭司,要有这一些东西,你知道。我们只要上去等候,看看那个决定是什么。我们要看看该不该有一些组织,是不是要由主教来管理教会,或是由教皇来管理,或是由某个大人物来管理。我们要看主会拣选谁,不知道我会不会是那个重要人物;不知道我会不会是那个重要人物。”其他使徒说:“我会掌管这一切。瞧,他祝福了我;他靠在我的肩膀上;他做了这事。”哦,他们花了十天的时间来为这做准备。

他们在等候这事的时候,就都同心合意了。今晚我们就是这样做的,那就是我们在这场会谈上所该做的。你们所有的卫理公会、浸信会、长老会、路德派等信徒、天主教徒,不管是什么,我们都应该同心合意,等候听到回音。能定居下来的最荣美的地方是在荣耀中。神降临,就举行了会谈:教会应该是这样运行。它应该由主教、组织或某个机械设备来运行吗?它应该怎样运行呢?他们那一百二十人都在楼房上等候,那回音就临到了。
48

突然,路上来了一个祭司,领子翻到后面,说:“伸出舌头舔一舔,领受这神圣的圣餐饼,”这听起来很愚蠢。哦,是的,那是错误的。主教下来,说:“呐,等一等,我们不能支持这些事,”不,不。

突然,从天上有响声下来,好像一阵大风吹过。不是牧师说:“跟我行右手相交之礼,我们要试验你六个月,”不,先生。有响声下来,(不是从神学院来)乃是从天上下来,好像一阵大风吹过,充满了他们所坐的屋子。那带领以色列人、古代以色列人的大火柱,从以色列人中间分开了自己,火舌落在他们各人头上,神分开自己进入教会中:一个做先知,一个做使徒,一个说方言,另一个做别的事,神分开了自己。
49

一位神在三个职分里做工:一位神被称为父职;同一位神住在一个叫耶稣、称为子的人里面;现在,他住在教会里,称作圣灵。他分开自己,进到普世的身体里,哈利路亚!那是耶稣基督奥秘的身体,是从神的灵生的。

因此,正如今早我们的拉比弟兄、我们亲爱的弟兄,所说到的联合在一起的事,我们不是分开的。魔鬼试图要用他分裂的“机器”来分开我们,藉着说:“我属于神召会、我属于一神论、我属于这个、我属于那个,”但我们不是分开的。神赐圣灵给那些顺从他的人,双方都领受了圣灵。谁顺从他?我们不是分开的,我们都是一个身体。那就是我们会谈的目的;我们不是分开的,我们是一个身体。
50

圣灵,神,分开了自己,生出了儿女,那火柱分开自己,落在他们身上,火舌落在他们各人头上,他们就都被圣灵充满,按着神的圣灵所赐的口才说起别国的话来。

住在耶路撒冷的主教、大主教、教皇、天下各国的大人物等等,当公会聚在一起时,他们说:“哦,这些人无非是新酒灌满了。”
彼得在他们中间站起来,说:“你们想这些人是醉了,其实不是,因为时候刚到第三个小时。这正是先知约珥所说的:(《约珥书》2章28节)神说:’在末后的日子,(日子是复数的,是两天,最后的两千年)我要将我的灵浇灌凡有血气的(犹太人、外邦人、希腊人、为奴的、自主的、男人、女人),我要将我的灵浇灌凡有血气的,我的儿女们就要说预言。在天上、在地下,我要显出神迹,有火柱、有烟雾。’”
“先祖大卫的事,我可以明明地对你们说,因为大卫说:主对我主说:’你坐在我的右边,等我使你仇敌作你的脚凳。并且我的肉身要安然居住,因为我必不将我的魂撇在阴间,也不叫他的圣者见朽坏。’”
“先祖大卫的事,我可以对你们说:他死了,也埋葬了,并且他的坟墓直到今日还在我们这里。大卫死了,也埋葬了(彼得把他们所做的事对他们说了),”又说:“你们藉着邪恶之人的手钉了十字架的这位耶稣,神已经立他为主、为基督了,”阿们!
51

对不起,我不是有意要四处走动,可能是有东西使我走动。不管怎样,我穿上了走路的鞋子。哦,有一天,我要像以诺一样去旅行,一直往上走。

不久前,在亚利桑那州凤凰城,我站在奥特罗弟兄的教会里,他们正在唱一首诗歌,“我们在上升,升,升,升,升。”没一会儿,我以为我已经走了。他说,第一轮是爬楼梯;第一轮是称义,第二轮是成圣,第三轮是去到荣耀里,接着是圣灵降临。我开始升,升,升,升,升,升,升,升,升,升,直到我穿过了那白色的银河系。我想到,如果我们去得更高一点,就要从这个教会上去,那正是我们今天所需要的,就是穿过那白色的银河系,去到各各他;在圣灵的大能中兴起,放下我们的信条和分歧,升起,升,升,升,升。那正是我们需要做的事,上升。
52

那是五旬节会谈,他们开始传讲神的医治、圣灵的大能。彼得在五旬节告诉他们要做什么,他说:“你们各人要悔改。”

他们说:“我们当做什么才能领受这个?我们怎么才能得救?”
彼得说:“你们各人要悔改,奉耶稣基督的名受洗,叫你们的罪得赦,就必领受所赐的圣灵。因为这应许只是给这个世代,就是这些;神迹的日子就要终止。”那可能是写在老太太生日年鉴里,但根据《使徒行传》2章,那不在神的圣经中,是的。
他说:“这应许是给你们和你们的儿女,并一切在远方的人,就是主我们神所召来的。”那是神的决定,那是他的会谈。
当时众人说:“我们要做什么?”
哦,教会的头脑和神的大能碰在一起了。神的大能说:“这应许是给你们和你们的儿女,并一切在远方的人,就是主我们神所召来的。”只要神仍在呼召,他的会谈决定就仍然会满足每一个需要。神要浇灌他的灵;只要他仍在呼召罪人悔改,他就有圣灵要浇灌在他们里面。
53

“这应许是给你们和你们的儿女;我就常与你们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哦!“我所做的事,你们也要做;还有不多的时候,世人不再看见我,你们却看见我,”看看那些会谈!“我要与你们同在,也要在你们里面,直到世界的末了,”何等的会谈!

接着,彼得和约翰,这些没有学问的小民就出去。我能证明他们是五旬节的,他们得到了五旬节的祝福。另一方面,他们并没有钱。他们去到美门,那里躺着一个人,生来是瘸腿的,他们说……那人伸过小钵要求周济。往那边看,看他们是不是像绅士;他们可能会给他一点周济。
呐,证明他们是五旬节的就是这个。他们说:“金银我都没有,只把我所有的给你。”哦,弟兄,拿走你的金银,把那个给我;拿走你所有的神学院的神学,把那个给我;拿走你所有的教育和高水准的智力,把那个给我。因为只有那个能把你提上去,上,上,上,上。
54

要举行一次会谈。神说你可以举行会谈,“凡愿意的,都可以来,”一直上升。“我把所有的给你,相信耶稣基督的名,起来行走!”他对此没有诧异,弯下腰去,把他扶起来,托住他,直到他的踝子骨变得越来越健壮。他便开始行走,接着开始跑,然后开始跳跃;他也是五旬节的了。是的,他跳着,像个圣滚轮,从那里走下来,又跳又蹦,赞美神。如果那不是五旬节,我就从未见过一个了。

我能向你们证明以色列是五旬节的。他们得胜了,看见那些工头……就像你得胜了,看见威士忌、香烟和其它那些东西都摆在你后面,在耶稣宝血的红海中消逝了。你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摩西在圣灵里跳舞;米利暗敲着鼓,以色列所有的女子都敲着鼓,在岸上跑来跑去,在灵里跳舞。如果那不是五旬节聚会,我就不知道哪个是了。
55

不久前,有人对我说:“伯兰罕弟兄,你是在传讲这种新的救恩,不是吗?”

我说:“不,先生。”
他说:“你不是得到了这种新的救恩吗?”
我说:“不,我得到了一个装在新盒子里的古老救恩,”是的;我说:“这是最古老的救恩。”
他说:“是什么时候组织的?”
我说:“在创立世界以前。”
他说:“你是怎么得到的?”
我说:“《约伯记》7:27说:’我立大地根基的时候,你在哪里呢?那时晨星一同歌唱,神的众子也都欢呼。’”瞧,这种古老的、衷心的、蔚蓝色的、除罪的信仰的呼喊,嗯,它比这本圣经更古老;比众山更古老;它更古老,比地球更古老。它不是新的,它是旧的,只是在一个新盒子里。不要被注射了脱离它的疫苗,只要归向它。
56

所以,他们就开始加以批评,就像你们通常在报上或别的什么上看到的,人们把他们拉到犹太公会面前,他们就举行了一场会谈。世界举行了一场会谈,像日内瓦会谈等那样;他们说:“我们要怎么处理这些人?他们可以出去传道,但不可提耶稣那个名;你们不可再奉那名传道。”他们打了使徒,又威吓他们,说:“我们若再听见你们提耶稣,就要给你们一点苦头吃。”

那天上午,彼得和约翰走出监牢,离开了会谈,他们走过去,说:“你知道吗?我相信我们最好召集一场会谈。”于是他们去召集了另一场会谈。呐,让我们称之为《使徒行传》4章的会谈。在《使徒行传》4章,他们都聚在一起,讲述各自不同的经历,就召集了一场会谈;他们跪下去,召集了一场会谈。他们要呼求神,求问他们能做什么。他们该撤还是该进,或者该做什么?他们应该传讲神的医治吗?他们应该妥协吗?他们必须怎么做?
57

然后他们就开始这样祷告,大家都同心合意,那是另一场五旬节的聚会。大家都同心合意,我想象那是一个响声,你不这样想象吗?大家齐声说:“外邦为什么争闹?万民为什么谋算虚妄的事?”他们实在是伸手攻击你的圣子耶稣,愿主伸手医治病人;当那场会谈开始举行时,他们就向神呼求,回音就临到了。

哦,“或许你最好当心一点,你可能会进监牢;你最好慢慢来。”你知道刚才圣灵对那个宣教士说了话,“没有慢慢来这回事。”当别人为了赢得奖赏而争战,扬帆在血海里,我岂能躺在安逸的花床上被带回天家?为什么我们指望躺在花篮里被带回天家呢?让我争战!让我展示一些伤疤。
58

我在读一篇文章或一位诗人的书。上面说,凯撒想要乘一辆华美的马车,他想要叫某个士兵,一位光荣的士兵,在大庆典的时候与他一同驱车经过大街。所有的战士都修饰好他们头盔上的羽毛,擦亮盾牌和头盔,准备从凯撒身边经过。为了检阅,看看在游行的大队列中他挑选谁与他驱车同行;上面说,所有的战士步伐完美、直挺,经过时,都站立致敬。又说,凯撒一路观察着每个经过的战士。过了一会儿,有个瘦小、年老的士兵走了过来,他的手臂残疾了,满脸都是伤疤等等,他为自己感到羞耻,头有点低着,就要走开了;这时凯撒说:“等一等,等一等,回到这里来。”

那个士兵走上去,跪下来,他说:“是,伟大的皇帝。”
凯撒说:“你是从哪里有那些伤疤的?你所有那些伤疤又是怎么回事?”
他说:“我是在战场上为我的皇帝打仗而有那些伤疤的。”
凯撒说:“你上来这里坐在我旁边,你配得与我驱车同行。”我不在乎我是不是神学博士、哲学博士或文学博士,我要有一些伤疤来表明我上过战场。那正是基督徒所当做的,决不要选择花哨、容易的事,我要选择属主的被人藐视的少数人的道路。我已经同耶稣出发了,主啊,领我走到底。
现在,在事工场上已将近三十年,已经走得很远了,转不回来了。哈!还要继续下去。不管尽头是什么,都交在神的手里。
59

他们举行了一次会谈,当他们祷告完了,圣经说,他们聚会的地方震动,他们就大胆地传讲神的道。

呐,再讲一场会谈我们就结束。那场会谈是……你可能没有参加过日内瓦会谈;你可能没有参加过我们所讲的这些会谈,但这一场将是你要参加的,那就是审判;你将要参加那场审判的会谈,你肯定要参加那场会谈。不管你准备好了还是没有,那是我们都要参加的一场会谈;因为圣经说:“按着定命,人人都有一死,死后且有审判。”[来9:27]我们每个人都要去那里,所以,你最好在动身之前得到怜悯,事情可能会这样,因为到了那日可能就太迟了;那时你得不到怜悯了。那将是一场审判的会谈,每个灵魂都要在那里,为你今生所做的每个行为交账。你肯定会在那里,就如神写了圣经,造了天地一样肯定。
朋友们,正如我们今晚在这会堂里一样确定,还更确定,就是你将要参加那场会谈。你将会祈求怜悯,但你必得不到怜悯;今天就是你接受怜悯的日子;但时候要到,在那时的会谈中,你将不蒙怜悯,而要在神的忿怒中,受到一位发怒之神的审判。若是义人仅仅得救,那不虔敬和犯罪的人将有何地可站呢?
60

让我告诉你,我们离那个审判的会谈有多近了。请你注意另一场会谈,我想很快讲一下,只是简要地提一下。那天他们在这里举行了一场会谈,我不晓得你们知不知道。有些人,我们这些跟神有接触的人,我认为,我们应当让我们的人民得到光照,明白正在发生的事。

你们记得他们那天举行的会谈,赫鲁晓夫在那里扯下鞋子,猛敲桌子。你们领会那是什么意思吗?明白吗?记住,那里有五个东方的共产主义国家作代表,也有五个西方自由的国家作代表。
61

注意。但以理得到了一个异象;那金头是巴比伦,留意那个异象是怎么往下发展的。注意,拿出圣经中的历史来看,接下来是这里的银胸:玛代波斯,接着是铜。那金属每次越变越硬,这表明外邦的偶像站立不住,因为金是它们当中最重的,重的是顶部。它站立不住,每次从……金是最软的,银是第二软,铜第三软,铁最后面的一个。那些国度一个接续一个,完全照着圣经说它们所要发生的那样。

注意,他说:在末时,在石头被凿、从山而出之前,那个像会有十个脚趾。
每只脚上有五个脚趾,两个大脚趾。四和五站在一起,现在差不多要看到它们用铁与泥搀杂了。记住,那是外邦的国度;任何人都知道这点,它们是铁和泥,它们不能搀杂,就如铁和泥不能搀杂一样;这些国度也不能搀杂或合在一起,它们无法相处。
62

呐,你注意到了吗?你知道赫鲁晓夫在俄语中的意思吗?是尘土或泥土,他是那些国家的头。你知道这国家的头—艾森豪威尔的意思是什么吗?是铁。铁和泥不能搀杂在一起。赫鲁晓夫扯下鞋子,敲打桌子。它们不能搀杂在一起,它们无法搀杂,不能互相合在一起。

朋友们,你们看到吗?剩下的事就是石头要被凿出来,即主的再来,要滚在这个像上,把它压成碎片,这一切的国度都要被碾碎,像夏天禾场上被吹散的糠秕一样。我们在末时了,弟兄姐妹,你看不到我们在哪里吗?
要听主如此说。悔改!我预测了三个幕。奉主的名,有一个幕叫做铁幕,那将是俄国;留意红色中国,那将是竹幕;它们是可怕的,但要留意那紫幕,它正在美国和全世界兴起,就是罗马帝国,是三者中最残忍的。
奉主的名,要记住,要远离它!远离任何附在它上面的东西,逃到磐石那里!主的再来近了;我们需要一场会谈,我需要一场会谈,跟神详谈这些事。教会已处在她路的尽头了,让我们祷告。
63

主神啊,我们知道主的再来近了。什里夫波特一直是我心中一个温馨的地方,主啊,我为这扇仍然敞开的门而感谢你。因为我们有这荣幸,仍然有一个国家打开了这些门,没有士兵进来抓我们,把我们从这里带出去,在街上践踏我们,但这不会久了,父啊。我们看到这些事正在发生;哦,让我们现在就预备好,父啊;让我们趁着有在卖油的时候去得到油,不是卖而是接受。我祈求你今晚祝福你的子民,祝福这个断断续续的小信息,赐荣耀给你的子民。我奉耶稣的名这样求,阿们!

我们来看看,我不知道祷告卡的事,我没有……比利·保罗在哪里?没有祷告卡。那么,你们无论如何都信吗?你全心相信吗?我本想今晚传讲这个,或许明天晚上他会发祷告卡。他们已经说了,但我告诉你们是怎么回事,我已经精疲力尽了。
64

多少人知道异象几乎会要你的命的。耶稣,曾有一个妇人摸了他的衣裳,能力就从他身上出去了,你们知道吗?这里是这位可爱的施拉德小姐,我今天在那里与她交谈过;你们感到惊讶,她为何那样躺着呢?她有一个说预言的恩赐,正是这个造成了那样。

但以理曾看见一个异象,他的头脑就惊惶了几天。人们意识不到那是怎么回事,看到吗?但神仍然在这里,他知道这一切的事。你用不着,你不用拿着祷告卡上来这里。我现在就能感觉到圣灵,我感觉到了他的祝福和荣耀。
底下有多少人患了病,有需要?请举起手。你们知道我不认得你们,我不知道能不能找出你们所有的人,你们祷告。听着!为了让你们知道我们今天所讲的道……
65

你们记得,世界上其实有三种族类的人,我们知道这个,不是吗?含、闪和雅弗的子民,绝对是的,犹太人、外邦人和撒玛利亚人。你们记得,彼得在五旬节那天,他拿着钥匙,你们相信吗?耶稣这么说,彼得在五旬节向犹太人打开了天国的门,腓利下去撒玛利亚,给他们所有的人施洗了,只是圣灵还没有降在他们一个人身上,为什么?他们是另一国的民。

于是他们打发人去叫彼得和约翰,他俩就下来按手在他们身上,他们就受了圣灵。在哥尼流的家里,他被一位天使催促,就打发人去叫彼得。从那时以后,圣灵就向所有族类的人敞开了:犹太人、外邦人和撒玛利亚人。
记住,耶稣在地上时,曾向犹太人显明了弥赛亚的迹象,他们认出来了。我们昨晚讲过了这点,你们记得吗?他向撒玛利亚人显明了那迹象,他们认出来了;但他没有一次在外邦人面前这样行过,为什么?他有两千年的福音要传;现在你们的时候到了。就像犹太人也有两千年一样,他们当时必须看到这个,还有撒玛利亚人等等;他们必须看到这个。他们不是在仰望……他们正在仰望一位弥赛亚。
66

我们外邦人没有在仰望;我们是罗马人,是背上背着棍棒、拜偶像的异教徒;我们没有仰望弥赛亚。但弥赛亚去到那些仰望他的人那里,显明了自己是弥赛亚。今天,外邦人声称他们在仰望他,但他们却没有看见他。[原注:磁带空白。]

耶稣藉着所行的事宣告了自己是弥赛亚,圣经中的每个信徒,凡预定得永生的,都看见并且信了。如果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是无限的神,却允许外邦教会基于他们的神学基础而进入天国,那神就不公义,肯定的,因为他让那些国民看见他了。但他应许在末后的日子他必要显现。“在哪里呢,伯兰罕弟兄?”
“所多玛的日子怎样,人子降临的日子也要怎样。”
67

记得今早那位弟兄讲到了三位天使下去的事吗?其中两个去到了所多玛。一直都是三,是在三一中,三而一,瞧?

呐,注意,有所多玛人,不信的所多玛人,指这世界。有罗得,不冷不热的基督徒,指信徒。还有亚伯拉罕,从他们中被呼召出来的,被拣选的亚伯拉罕,你相信吗?注意,那两位天使,现代的传道人,下去传道,没有行什么神迹,只是使他们眼睛昏迷;传讲福音确实使不信者的眼睛昏迷了。
但罗得是得救的,而亚伯拉罕代表在这末后日子里被拣选的教会,是有超自然之事发生在其中的教会。
68

留意那位天使,呐,留意他所行的事。我们都确实无误地知道那不是天使,那是神自己,是道的形体。神,亚伯拉罕称他为以罗欣,神。他留在后面,跟亚伯拉罕交谈。呐,留意他赐给亚伯拉罕的迹象,不是像世界被水毁灭时的那迹象。你们记得当时世界被水毁灭了,主说,挪亚的日子怎样,他们又吃又喝,又娶又嫁,罗得的日子也要怎样,看到吗?这样,你就能解释那个。

留意这位来了的天使,他首先对亚伯拉罕说的事,就是宣称他是个客旅,有两个人进来了。亚伯拉罕里面有神的灵,认出了那些是神人。他就吩咐撒拉准备好饼,又去杀了一头牛犊,让仆人预备好了,拿出来。呐,等一等,那就是神。
69

不久前,一个人对我说:“伯兰罕弟兄,你不会认为那是神吧?”那就是神,圣经说那是。他吃牛肉,喝母牛的奶,吃玉米饼,我猜是的,还吃黄油,那是神自己。瞧,他说:“哦,他怎么可能是肉身呢?”

你没有明白神是谁,神是造物主。你是由什么组成的?由十六种元素:宇宙光、石油、钙和钾。瞧,神只要伸手抓起一把泥土[原注:伯兰罕弟兄吹气。],说:“加百列,进去![原注:伯兰罕弟兄吹气。]进去!茵陈,米迦勒,”不管是谁;[原注:伯兰罕弟兄吹气。]也为自己吹了一个,走到那里!吃了,然后消失了。哈利路亚!这个身体意味着什么?即使我只有一勺的灰,但我的神可以说话,不管怎样我也会出来的。
70

就像我经常告诉你们的,当我梳着剩下的这三、四根头发时,我妻子对我说:“比尔,你差不多全秃了。”

我说:“我一根头发也没有丢失。”
她说:“请告诉我它们在哪里。”
我说:“你告诉我,我有那些头发之前它们在哪里?不管它们在哪里,它们都在那里等候我去得到它们,”阿们!哈利路亚!那是什么?你腐烂了;“你们的头发也都数算过了;我必在末日叫他复活,”哈利路亚!甚至在地上有生命之前,我的身体就躺在这地里了;钙、石油等等的元素。神是个承包商,他铺开所有的身体,好像要在一块分割的地上建房子一样。他知道我们会在这里;创世以前他就知道我会在这里;在有世界之前他就知道我会站在这里;他知道你会坐在你现在所坐的位置上。他是无限的,肯定的,他知道你;你还害怕什么呢?
创世以前他就把你的名字记在羔羊的生命册上,圣经说他这样做了,你还担心什么呢?你得到了圣灵,被印进了神的国,多久?直到你们得赎的日子,阿们!教会吓得要命;不要怕,不要惧怕;只要相信,那是神所要的,肯定的。
71

那是神伟大的能力;伟大的耶和华以这个道的身体站在那里,吃着肉,喝着奶,吃着玉米饼和黄油。然后他说:“亚伯拉罕,你妻子撒拉在哪里?”注意,同样这位也说“你是西门,是约拿的儿子”,瞧?这是代表,说明了他是谁,是同一位神。后来,神把他放进一个肉身里,为童女所生。现在他住在从地而生,但藉着他的血被分别为圣的肉身中:神在你们之上,神在我们之上,那火柱;神在他儿子里与我们同在;神在我们里面,是圣灵,肯定的。这些是神的职分,一直是同一位神,不同的职分。肯定的,那是神;神,圣灵;他是神,他今晚与我们同在。

注意,他说,在末后的日子世界被焚烧之前,他要显现,那时这个五旬节教会将带着能力而来。耶稣说:“所多玛的日子怎样,这日子也要怎样。”留意神在所多玛的日子彰显在肉身中,“亚伯拉罕,你妻子撒拉在哪里?”他知道亚伯拉罕结了婚,知道他有个妻子,知道他妻子叫撒拉。
72

亚伯拉罕说:“她在你背后的帐棚里;”记住,圣经说:“在他背后,”帘子在后面,撒拉在帐棚里。

他说:“亚伯拉罕,我(另一个人称代词,瞧?),我要来造访你。”这人是谁呢?“我要照着所应许的和生命的时间来造访你,”撒拉要……那二十八天的时间又要在她身上开始,“她要转变成一个年轻女子,我要来造访你。”撒拉在帐棚里心里说,没发出响声[原注:伯兰罕弟兄示范。],那人背对着帐棚,说:“撒拉为什么暗笑?”那是什么样的心灵感应?那是什么样的读心术?那是什么?那是神在肉身中;耶稣是神在肉身中;今晚的圣灵是神在肉身中,正在向教会表明,成就他的应许,荣耀!
哦,神的教会啊,在鹰的翅膀上飞起来,飞离这事。你要挖多深才能躲到底下去呢?你怎么躲避它呢?它将在地上炸出一个一百英尺深、一百平方英里宽的洞。瞧,那冲击波将穿透熔岩,但是有一个逃避所,哦,上升,升,升,升,升,就是这样。“在末日我要叫他复活。”
你们生病的人,你相信主在这里。愿他来代表他自己,我不知道。要祷告!你们每个人祷告。
73

主啊,我不知道,这些人我都不认识,但他们可能知道是同一位神,是住在肉身中、显在亚伯拉罕面前的同一位神,他进到一个由童女所生的身体里,用血除去了世人的罪孽,是耶和华的祭物,是耶和华住在他里面。他说:“这些事不是我做的,乃是我父做的;他在我里面,我与父原为一;我与父原为一,是我父在我里面。”他所做的事,跟他在那个身体里站在亚伯拉罕面前时所做的是一样的,应许说:“我所做的事,信我的人也要做。”

我传讲了一个关于会谈的严厉的信息;我们正处在会谈中,我们在向你呼求,主啊;你做出了决定,你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吗?我竭力照着你的道所写的方式来传讲它,我竭力站在那道上。如果你在这里,父啊,求你把你的决定赐给我们,你是一样的吗?你在这里,是要在我们的肉身中成就神的旨意、做你应许要做的事吗?主啊,求你印证它,至少藉着会众中两个或三个人。我们奉耶稣的名求,阿们!
74

人都不要动,现在要十分地安静,真正存敬畏的心。若有人想要上来这里取代我,如果你不相信这是真理,请上来这里试一试,欢迎你到讲台来。

这会堂里有多少人是生病的,也知道我不认识你、对你一无所知的,请举手好吗?没有一个是我认识的人。多少人心里对某个亲人或什么人有一个愿望?你知道我不认识你,也不晓得你有什么需要;只要相信。
在神面前,在圣灵面前,我要看看,看这会堂里是不是有我真正认识的人。有一个弟兄坐在这里,我正看着他。我不知道他的名字,他跟那些宣教士来到这里;我忘了你的名,那天有人把我介绍给他。
75

这里的这位弟兄曾向我招过手,但我不认识他;我不知道他是谁,我只是在看,要知道我……我认识坐在这里的施拉德姐妹,当然,还有杰姬,摩尔弟兄的女儿,还有我的媳妇罗伊丝。这位是不是我今早跟她谈过话的从北部温泉城来的女士,亨伯特姐妹?怎么说?洪伯特。我认识她,除此以外,底下的人我就不认识了。或许明晚我就会知道台上的人了。

好的,我们来看。圣经说:“主说:你们要试验我,”对不对?呐,你们要真诚,并祷告。我要转过身去,看神是不是持守他的道。如果神住在那里那个人的肉身中,那个道的身体,或不管是什么;那位住在耶稣基督里的神,耶稣……每个人都以为他说的是双关语,有时候是他自己在讲话,有时候是圣灵在讲话。
76

呐,记住,耶稣是神,我们不是神。他拥有圣灵是没有限量的,神本性一切的丰盛都有形有体地居住在他里面,但我们拥有圣灵是有限量的。瞧,如果我从海里取一勺水来,这可作个比较,你决不要错过这点。瞧,那是在你我身上的圣灵,但记住,如果我……耶稣里面有整个海水,所有的海水,但如果我从海里取出一勺水,在整个海水里的化学成分同样也在那勺水里。海里的各种成分都在那里,都在那海水里。那是同样的圣灵,但没有那么多;但它所行的必是一样的,因为主应许了。

我只请你们这样说,主啊……你记下一节经文,“经上记着说:你现在是我们的大祭司,能被我们软弱的感觉所摸到。我现在有一个需要,主啊,求你向我证实你的道,让我能够摸着你的衣裳。我希望……”呐,我没有说主会那样做,记住,我没有说他会那样做,我只是照他的道而接受他。
77

呐,如果你说“伯兰罕弟兄医治我”,我希望我能。如果耶稣站在这里,他也不能那样做,他已经做了。他只是想要让你相信;如果他这样做,对你们在底下的人,坐在底下的人,会铲除你的各种疑惑,使你全心相信吗?在会堂各处的人,请你向神举手,说:“这一定会使我相信的,”好的,要祷告!

主啊,这不是为了表演,这是为了证实你的道;你持守你的道,我相信每一个字。现在,底下的男人和女人有需要,就像你在地上时的那些人一样,像那个摸了你衣裳的妇人一样。今晚你在荣耀中,坐在至大者的右边,你说:你是大祭司,能被我们软弱的感觉所摸到。我们不能医治,我们知道我们不是医治者,但你显明了你自己,即你仍然是神。主啊,让人此时有足够的信心来触摸你;我祈求你,让我这个不配和无用的仆人能放开自己,把自己从路上挪开,使你可以向教会宣讲并证实你的奥秘。
78

父啊,摩西不配下埃及,但你拣选了他;那个渔夫彼得也不配做使徒,但你拣选了他;我们不是自己的人,我们是被买来的,我不配做你的仆人,但你已经拣选了。我们没有一个人配,但你已经拣选了。

主啊,今晚愿这事成就,愿你话语中那严厉的部分得到成就,使人们可以知道你是神,也知道我在告诉他们真理。现在人们正在看,他们想知道,因为圣经明明地说:“你们中间若有先知,我必向他说话;这人所说的若是真理,成就了,就要听他。”父啊,我说这话,是要叫他们可以相信我向他们所传的信息;我祈求你证实我讲论你的话。主啊,求你说话,证明我已经讲了真理。父啊,求你应允;我正等候你从某个地方拉动信心,奉主耶稣的名。
79

有一个女士,我看见她在我前面。她患有关节炎,就坐在这里,像这样举着手,那是真的。你正求神让我转过身,现在,神使我转身了。你的关节炎没有了。我不认得这女士,从未见过她;我们彼此是陌生人吗,女士?我不认得你,你不认得我;你可能……你相信我是主的先知,我是指主的仆人,那个词绊倒了许多人。看着我,要相信。

那个男孩怎么样呢?你相信神会告诉我这男孩有什么毛病吗?要是我能医治他,我就会做;我医治不了,耶稣现在也不能,但神现在住在我们的肉身中。那个男孩得了风湿热,如果说得对,请举起手。他曾经有这病,但现在没有了。你若能信。
我转过背时,她摸到了什么?她摸到了大祭司,你现在信吗?为某个人祷告。要信,要有信心。你们有很多人,有很多。
80

你认为她的那个癌症会得医治吗?你的姨。你相信她会得痊愈吗?好的。她不在这里,但你正在为她祷告,一个得癌症的姨。要相信,她就必痊愈。只要有信心,不要疑惑,要全心地相信;神垂听祷告,你相信这点吗?要对神有信心。

在这一片里有谁,不管你在哪里,只要祷告。哦,耶和华以勒,耶和华拉法,赐异象的神,大能的神,我们所知道的在耶稣基督里的神,愿这事成就,是的,父啊。
81

呐,让我们看看,我能不能找到这人。我正看着那后面的某个人,看起来就在附近。泰德·达德利,是泰德坐在那里吗?我想是的,这里就有一个泰德,就在你后面,在那后面的女士。是的,瞧,不是她病了,她正在为儿子祷告,是的,那是一个年长的女士。她儿子住在密西西比州,是个罪人,你正在为他的得救而祷告。我一生从未见过这女士,那些事是真的吗,女士?请举手。神仍然在人的肉身里做工吗?你们所有在那后面的人怎么样呢?你们在那后面的人相信吗?要专心地祷告,那知道万事的神……

知道人心的主啊,我祈求你,不是为了显明人,正如你今早藉着方言说的,而是有信息说,有先知在我们中间了。主啊,我们知道那是你,你要对后面的谁说话呢?
82

是的,一个年轻人,穿着一件扣得很紧的衬衫,没有系领带。那是一件运动衬衫,在这里。我不认识你,年轻人;我一生从未见过你,你相信我是主的先知吗?你是从离这很远的地方来的,来自一所学校,要有信心。你正在为你的弟弟祷告,他患有痉挛。这段时间你住在德克萨斯州,但你弟弟是住在一个多山的地区,是爱达荷州。你叫亨特先生;要信靠主耶稣基督,并接受你所求的。

哦,沙仑的玫瑰,谷中的百合花;晨星;阿拉法,俄梅戛;首先的,末后的;大卫的根和后裔。
83

坐在那里的男人得了双侧疝气,破裂症,为此做过两次手术。从密密西比州来的芬兰先生,我不认识你,但那是事实,你相信吗?要有信心。

法默小姐,我一生从未见过你;你相信神医治你喉咙的疾病吗?你也可以回密密西比州去,并得痊愈。在她旁边的博伊德小姐,你是什里夫波特这里的;我不认识你,但你得了粘液囊炎、神经炎;你得痊愈吧。我挑战你来信靠主,我不是他,但他在这里。
躺在这里床上快要死了,正在擦眼泪的。有一次,有三个长大麻风的人坐在城门口,他们说:“我们为什么坐在这里呢?我们若坐在这里,就会饿死。”城里的人在互相吃对方的孩子。他们说:“我们为什么坐在这里呢?我们当做一点事。如果我们去敌人的营里,他们若杀我们,反正我们都会死。反正我们都会死,但或许他们会留我们活命。”神就基于他们去敌人营里的这件事,奖赏了他们。
84

如果神告诉我你的毛病是什么,女士,你被阴影笼罩;有一个黑暗、死亡的阴影笼罩你。如果神告诉我你的毛病是什么,你会起来,不是去敌人的营里冒险,而是来到你所盼望的永生神的家里吗?你会相信我是主的先知吗?你脊柱上有癌症;你躺在床上有几个星期了,起来吧!接受你的医治!奉主耶稣的名回家去吧!你们信吗?多少人信?看她!患了癌症。让我们将颂赞归给神。

赞美耶稣,赞美耶稣,赞美主为罪人死;
万民当将荣耀归主,他宝血能洗净众罪污。
赞美耶稣,赞美耶稣,赞美主为罪人死;
万民当将荣耀归主,他宝血能洗净众罪污。
让我们低头。
赞美耶稣,赞美耶稣,赞美主为罪人死;
万民当将荣耀归主……(我们说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