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1124 是我

1

你们想不想跟我一起翻到《马太福音》14章。我们想要从这里读一部分,作一点背景,在我们叫祷告队列前讲一会儿。我儿子刚才给人发了一些祷告卡,等一下我们可以让他们排队上来,为他们祷告。现在翻到《马太福音》14章,我们从22节读起。

22耶稣随即催门徒上船,先渡到那边,等他叫众人散去。
23他叫众人散去以后,就独自上山去祷告。到了晚上,只有他一人在那里。
24那时船在海中,因风不顺,被浪摇撼。
25夜里四更天,耶稣在海上走,往他们那里去。
26门徒看见他在海上走,就惊慌了,说:是个灵!他们便害怕,喊叫起来。
27耶稣连忙对他们说:放心,是我,不要怕!
如果我要给它起个题目,我想选这个题目:“是我。”
2

这个时候,一定是太阳在下山了,这个背部肌肉结实的高大渔夫开始把小船的船头推进水里。我能看见,他把船推到海里,然后爬上船,在船中央找到位置,在他弟弟安得烈旁边坐下。船由人驱动,他们开始把船桨放进水里,在海上划出小小的波浪。

当然,那天下午,那些站在岸上的人群,当他们看到这些人行出的大神迹奇事时,他们惊讶得几乎喘不过气来。当时大多数的以色列人都欢喜看到这些。几千人站在岸上,挥手跟他们说再见。他们像大多数人一样,当一群传道人,在人们当中行完了这些事之后(就像他们那天所做的),他们要赶紧回家了。
3

我能想象,看到一个人偶尔松开船桨,挥手,船上有人挥手,挥手帕等等,小船开始划入海里。

不久,在岸上看不见他们了,人群开始返回各自的家。我们想一想,有相当一段时间的安静;没有人说任何话。夜幕正在降临。一定是年轻的约翰,他是这群人中的年轻人,他停止划桨,擦去脸上的汗,说:“亚伯拉罕的孩子,弟兄们,我们现在可以确信,我们不是在跟随某种狂热份子,这个人就是他所说的那位。他不像今天我们许多人所相信的是狂热者,他也不是假先知。”
“我能记得,”他会说:“当我还小的时候,我美丽的希伯来妈妈常把我抱在膝上,跟我讲旧约的故事,我们的先人怎么被领到这片土地上,还有古时伟大先知的故事。”他多么喜欢听以利沙的故事,和孩子又活过来的书念妇人的故事。“我妈妈会告诉我:’亲爱的,曾经神与他的子民同在,他们一无所缺。’她常跟我讲的一个令人激动的伟大故事,就是神怎么喂养他古时的百姓,他们到了一个地方,没有饼,却站在岗位上,在从埃及去巴勒斯坦的路上。他们没有饼给孩子们,没有旅行所用的东西,再也没有食物了,耶和华神从天上降下已经烤好了的饼,由天使每晚周到地摆在地上。我们的百姓会出去捡这些蘸了蜜的饼,味道如何,四十年都没停止,伟大的耶和华神喂养我们的百姓,因为他们在岗位上。”
4

“呐,弟兄们,”约翰一定这样说了:“今天岂不是让我重温那个故事吗?这个人跟耶和华在某些地方有关联,因为当他站在那里时,我爬上他身后的那块石头,看见他拿起那五块饼,喂饱他饥饿的百姓。他身上有样东西跟造物主神有关联,因为只有神……我曾经纳闷,问妈妈说:’神在天上怎么能有那一切的面粉喂养百姓四十年呢?他从哪里找到足够的蜜,把所有的吗哪蘸在蜜里呢?’我妈妈会说:’儿子,神是造物主。’弟兄们,今天,当我们看到同样的神用人手拿起那些饼,那岂不使你们的心火热吗?我爬上去看他,他掰开一个饼,递出去。我不只是一次见过这事,今天下午我看见它发生了五千多次,那两只凡人的手创造了饼和烤好的鱼,喂饱了五千多人。今天我本来还不肯定这人是从神来的。”

5

接着一定是西门·彼得,他说:“几年前,我父亲和我,你们很多弟兄知道我父亲,知道他是个虔诚的人。他是我们宗派里非常严谨的人,是个法利赛人。作为法利赛人,我们相信神即是一切的道。我们必须持守那道。我父亲是个伟大、严谨的人。他相信神持守他的道。”

“从那时起,许多次我想,夜晚的时候,我们打完了鱼,他带我进来,拉着我满是肌肉的胳膊,抬起来,说:’西门,你像铁一样强壮,’然后把我的头发捋到后面,把我搂在怀里,我会拍他,看到他的眼睛因岁月而暗淡,他会说:’西门,坐下,我想跟你谈一会儿。西门,我老了,有一天我必须要离开。我要把我的船和网留给你。你也要像我一样在这海里用网捕鱼。你也许要跟我参加同一所会堂。我毕生的年日竭力要把这个灌输到你幼小的犹太心里,我仰望一位来到,但现在看来他比以前更遥远了,西门,也许他会在你的日子来到。如果他没有在你的日子来到,你就教导你的儿子。那时会有很多浮华的东西,但是西门,总要记住先知说的话,因为我们作为以色列人相信我们的先知。先知摩西说:当这位弥赛亚来到时,将是像他一样的先知。呐,他不是个教育家;不是某个大神学家,而是一位先知。因为摩西说主我们的神要兴起一位先知像他。你记住,当你看见这位弥赛亚来到,这将是证明他的迹象,因为他将是神先知。他将是神在先知的样式里,藉此你将知道。’”
6

“当我弟弟安得烈下去参加这些聚会,告诉我有一个从加利利来的医治者,藉着祷告医治病人。哦,我从未多想这事,他劝我下去听听这个叫拿撒勒人耶稣的讲道。安得烈已经相信他是弥赛亚,但对我来说,我继续撒我的鱼网。呐,一天,我参加了聚会。当我离开船,走到岸上耶稣所在的地方,走进他的面前,他不认识我,他的眼睛变得像光一样,仿佛鉴察我灵魂的每个角落,对我说:’你的名字是西门,你是约拿的儿子。’”

“于是我父亲一切的教训都在我面前闪过。这真是那位弥赛亚,因为他是神先知,他不但知道我的名字,还知道我那位敬虔的老父亲,因为他说:’你是约拿的儿子。’从那天起,我就跟随他,心里没有一点疑惑。不管世人怎么说他,不管我们的人民说什么,从那个时刻,对我来说,他就是弥赛亚。”
7

约翰说:“当我从圣经故事中看到他,今天他跟创造饼和鱼有联系,我知道他必须是那位弥赛亚。他一定是。”

接着,我相信,在船尾,这时小船在漂,因为夜幕正在降临。他们有点像我们所说的,划桨划累了,喘口气。一定是腓力说:“弟兄们,你们要是跟我在一起就好了。西门,那天当我看见他站在那里告诉你,(你的名字是西门,他把你改成了彼得,我们现在就这样叫你。)说到你父亲,我认识你父亲,我非常确信,就想要告诉大家。”
8

朋友们,你知道,要在我们的小戏剧里停下来,你一旦确信那是真理,就会变得不一样了,你不能闭口不言;你必须把它告诉人。你实在无法对此保持沉默。那是生命,你想要大家都知道。

9

腓力说:“你知道,我有个朋友,即我们现在在主里的可爱弟兄拿但业。他离举行聚会的地方有十五英里远,我步行翻过山。最后我到了他家,叩门,他可爱的妻子来到门口,我问拿但业在哪里。”

“她说:’腓力,他去园子里散步了。’”
“我出去,进了园子,听见有人在那边的树下。他正像这样祷告:’伟大的耶和华啊,我们渴望又渴望你给我们差来拯救的时候。你不会现在就差来拯救者吗?正如你的百姓在患难中,你差遣摩西一样,现在赐给我们帮助吧。’”
“当他爬起来时,我非常激动地告诉他说帮助已经来了,我甚至忘了说很多话。我说:’你来看我们找到谁了,就是弥赛亚,约瑟的儿子拿撒勒人耶稣。’我实在没有时间告诉他别的事。这事放在我心上,我必须得把它迸发出来。”
当神抓住一颗心,使他真正信服时,就是这样的。你实在无法保持沉默;你必须去告诉人。你无法把这事藏起来。你点着灯,却放在斗底下,就没有益处。你必须让你的光照出来。
10

腓力赶快讲要点,说:“你来看我们找到谁了,就是拿撒勒人耶稣。”当然,你们弟兄们知道拿但业一直是个了不起的神学家。他说:“呐,等一下,腓力,我认识你很多年了,我认为你是个健全、理智的人。但现在,别跟我说你跑到某种狂热,或极端里去,跟了什么所谓的狂热先知吧?如果有什么弥赛亚,你不认为大祭司会知道这事吗?你不认为他会来到我们的宗派,跟我们讲这事吗?”

但你知道,当时怎样,今天也怎样。神差遣的一件事,必须去到我们的宗派,不然就不对。但神通常都从所有宗派之外,差遣给那些正在仰望和等候一件事的人,使所有的人都混乱了。
11

所以,他说:“我给他引述故事,他说:’呐,腓力,你知道,拿撒勒还能出什么好的来吗?’”

我认为腓力给了他我所听到的最好回答。“不要呆在家里批评,你自己来看看。”
这是件好事。当人们说圣灵今天不在人们中间运行,说那是情绪激动时,我认为最好的回答是:“你自己来看。看发生什么事。”
当各行各业的人、邪恶的人、酒鬼、一切的娼妓等等被纠正,被耶稣基督的血洗净,成为圣徒,这需要比心理学或人类神学更大的东西,需要大能、圣灵重生的大能来改变一个人的魂、心思和生活方式。
12

腓力说:“拿但业做好准备了,弟兄们。”当然,小船在漂着,天黑了。他说:“拿但业走过乡村,西门,我跟他讲你的事。我告诉他,他记得你,我们怎么一次又一次向你买鱼,甚至向你父亲买,你不是个受过教育的人,甚至不会签个卖鱼的收条。但你懂得的东西足够知道那是弥赛亚,因为你知道神已经应许了那将是弥赛亚的迹象,你相信。当我领他到我们可称颂的主面前,我走进队列,到主为病人祷告的地方,主一看见拿但业的面,这事又重演了,他说:’看哪,这是个以色列人,他心里是没有诡诈的。’”

“这使拿但业惊讶,他说:’拉比,你什么时候知道我呢?’换句话说,’你一生从未见过我。你怎么知道我是以色列人呢?’”
呐,耶稣不是根据他穿戴的方式知道的,因为巴勒斯坦人穿戴都很相像,肤色有点黑。他们留胡须,戴头巾,穿袍子等等。耶稣知道他是个以色列人:“看哪,这是个以色列人,他心里是没有诡诈的。”
他说:“拉比,你什么时候知道我呢?”
主说:“腓力还没有招呼你,你在树底下,我就看见你了。”
“这就解决问题了。弟兄们,从那天起,你们都知道拿但业成了一个坚定的信徒,因为他俯伏在地,说:’拉比,你是神的儿子!你是以色列的王!’”
13

“他的神迹奇事使我们惊讶。我们藉着他的行动和他说的话知道,因为他说的话都成就了。他不是个只会谈论某件事的人;他是个使自己所谈的事成就的人。”今天我们多么高兴他仍然成就他在道中所谈的事。

我在成千上万的伊斯兰教徒面前一手拿着可兰经,一手拿着圣经,说:“这两者不可能都对,因为它们彼此相反。”那位说话、行事、成就他说他要做之事的,那位就是神,那位持守自己话语的……因为如果他从前是神,他就仍是神。他不可能改变,因为他是不死的。他是无限的、无所不知的、无所不在的,他不可能改变。他是绝无错谬的神,今晚就跟当时一样,一直都是一样的。他决不可能改变他的本体,因为他是完全的;因此,当他在他的道中说了什么事,你可以安心,把你的生命放在其上,那是真理。
因为如果神被呼唤出场做决定,那他的决定就是完全的。他决不可能在另一个时代收回去,说:“我错了。”我们可能那样做,因为我们是有限的,我们会犯错,但他是无限的,不可能犯错。因此,如果神为了一个在伊甸园里失丧的人而被呼唤出场,他做了预备,让那人得救,并拯救他。在那同样的基础上,基于同样的预备,藉着一个无辜牺牲者所流的血,神要拯救每个到他那里来的罪人。
如果一个人病了,到他那里来,想要医治,医生等等已经无能为力了,神被呼唤出场,他基于那人对他的信心医治了那人,当下一个人呼唤时,神也必以同样的方式做事。如果他没有,那他第一次做事时就做错了。瞧?所以他不可能曾经是医治者,又不是医治者。他不可能一天是行神迹的神,另一天又不是行神迹的神。因为圣经说:“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他仍是神。如果你对任何应许采取正确的心理态度……当你在圣经里读到它,它是真理,不管多少人想要把它放在另一个时代,说它是在过去的时代或将来的时代。神从未宣告他是“我过去是”,他一直都是“我是”。
14

呐,这个时候,一定是坐在西门旁边的安得烈……我们大家,如果今晚我说:“我想要让某个靠主恩典得救的人作见证。”哦,我们就要到凌晨两点才能停止聚会。大家都想要说他们对主所知道的事,如果他们已经认识主的话。哦,这里面有一件事,你想要告诉大家,因为你知道你在说什么。那不是对某件事的某种混乱、半路的信仰,而是你接受了基督作你的救主,圣灵已经进入你的生命里,你知道有什么事发生了,因为你在那里,它是发生在你的身上。如果你曾被神的大能医治,世上就没有任何东西能把它从你头脑里除掉。他们不可能把那个解释掉,因为你知道。

15

我认为,每个出去传福音的人,在他们有圣灵洗的个人经历前,决不该出去。我相信那是耶稣赐给他们的资格:“你们要在耶路撒冷等候,直到你们领受从上头来的能力,然后你们就要在耶路撒冷、犹太全地、撒玛利亚、路易斯安那州什里夫波特作我的见证。”它就要像这样读。我希望这听起来不会是亵渎,但你知道我这么说的意思。

没有人,不管你受过多好的教育,不管你在圣经上多聪明,魔鬼比你更加聪明。是的,先生。他可以扭曲,使你看起来像《第一读者》里面的内德,如果他想的话。他确实可以。但如果你已经有了一个经历,面对面遇见了神,那地狱里就没有足够的魔鬼把它从你身上除掉,因为你知道你在讲什么。
16

摩西靠他一切的训练,他甚至可以教导埃及人神学。他没有回到埃及,神没有差他回去重温他的数学或战争谋略,神从未差他回去拿学院的另一个学位。因为神在沙漠背后神圣沙地上的燃烧荆棘里遇见了他,赐给他一个经历,你不可能把这经历从他身上解释掉。他有一切的神学,却犯了错误,逃离了神;但当他面对面遇见神时,一件事发生在他身上了,他准备回到埃及去。不管环境是什么,他上路了,因为他有了一个经历。他知道他在讲什么。每个已经领受圣灵的信徒也是这样的。

因此,今晚我说,那些门徒在那只小船上,就像今晚我们在这里一样。我们所有人都想要告诉人,讲一个经历。我们想要详细地说。他们就是这样的。
17

接下来一定是安得烈;他实在不能再保持沉默了。他们已经把船桨收在船上,也许当时是在漂流。黑夜正在降临,他说:“弟兄们,我们大家对此能说什么呢?你们记得我们去耶利哥的时候,他说:’我必须经过撒玛利亚’吗?我们纳闷为什么他要从那些撒玛利亚人旁边上去。但当他到了那城,坐在井旁,打发我们进城买一些食物。当我们回来时,你们记得吗(我们都是这事的见证人),我们走近了,听见他在说话,我们都对这事感到希奇,我们的主竟然愿意跟一个在和他说话的妇人交谈。但我们听见了谈话,我们走到树丛后面或井后面听,他告诉妇人,说:’妇人,请你给我水喝。’”

“妇人说:’你一个犹太人求一个撒玛利亚人、一个撒玛利亚妇人帮忙是不合宜的。我们彼此没有来往。’”
“但他对妇人说:’你若知道是谁在跟你说话。’”
18

哦,就是这样。“你若知道是谁在跟你说话。”我确信,如果这里的每个罪人能感觉到神的同在和今晚与基督耶稣一同坐在天上的气氛,那个正在告诉你的小小的感觉,如果你知道是谁在跟你说话:“你应该有这个经历。也许那些人是对的,那是……”你心里思想。那是神在说话,巴不得你知道那是谁。

“你若知道是谁在说话,就必早求我给你水喝。我也必给你水,你就不用来这里打水。”
妇人说:“井又深,你又没有打水的器具等等。”
但他说:“我所赐的水是涌出来的生命、永生。”
接着出现了宗教争辩的问题,你应该去哪里做礼拜。妇人说:“你们说:我们都应该去耶路撒冷,我们的祖宗雅各挖了这口井,让他的牛群和家人喝井里的水,我们在这山上敬拜,你们却说:’在耶路撒冷。’”
他很快说:“既不是在这山上,也不是在耶路撒冷。神是个灵,拜他的要在灵和真理中拜他,在灵和真理里敬拜。”
当时他说,当他接触到了妇人的灵,发现了妇人的问题是什么;他说:“去叫你丈夫也到这里来。”[原注:磁带空白。]
“你是谁?”
他说:“这和你说话的就是他。”
再也不需要说了,妇人确信那就是旧约所应许的弥赛亚。[原注:磁带空白。]她忘了世界上的一切事,把水罐搁在那里,跑进城,说:“你们来看,有一个人把我素来所行的事都给我说出来了。莫非这就是弥赛亚吗?”城里的人都因妇人的见证信了耶稣。
19

如果主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他来到生命堂,做他当时所做的同样的事,不知道什里夫波特人今晚会不会相信他?我不知道我们会不会如此确信,以至我们可以告诉我们的邻居,告诉人们,“你们来看,有一个人把我素来所行的事都给我说出来了,莫非这就是弥赛亚?”不知道那时人们会不会说:“这真是弥赛亚,是他们所谈论的这位圣灵。世人称之为狂热,但这被证明了是同样的弥赛亚,有同样的神迹、同样的奇事、同样的能力、同样的拯救。”不知道人们会不会像那样说。那意味着更多的保护,强过你们所能得到的一切防空洞。是的。那将是一个被提的经历。

20

哦,他们都信服了。这个时候天一定黑了,撒但看见他们单独在那里,没有耶稣同在。呐,那正是魔鬼所要的,就是看到教会没有基督同在。我不管你的名字是什么,你的名字怎么用黄金的字母书写,“我们是圣教会;我们是这个。”不是圣教会;没有圣教会这样的东西。没有圣山、圣遗物、甚至圣人这样的东西。成为神圣部分的是在人里面的圣灵:圣灵。

你说:“哦,他是个圣人。”他不是圣人,是圣灵在人里面。我总是有点不同意这说法:“使徒的行传。”那不是使徒的行传;他们是人。是圣灵在使徒里面的行传带来的伟大胜利。
21

当撒但看到这个小教会没有基督的同在,他就说:“这是我的机会。我要教训他们,让他们再敢亵渎我!”撒但开始吹气,海上起了暴风雨。

小船也许快要在加利利海上沉没,波浪太大了,他们几乎到了浪底。也许在每个闪光的波浪上,在每次闪电划过的时候,魔鬼都在那里嘲笑,说:“现在我得到他们了,因为他们没有他同在就出去了。”
22

有一次我说了一件关于这个的事,有人事后纠正我。他说:“可是伯兰罕弟兄,是主催他们没有他同在就出去的。”

我说:“是的,可是他们这么做是做错了。”我说。
“以利亚和以利沙预表基督和教会。以利沙有了双倍的灵,’我所做的这些事,你们也要做,并且要做比这更大的事。’披在他身上的斗篷,在他身上的圣灵,降在教会身上。因为他只是一个人。教会则是全球性的。’你们要做比这更大的事,因为我往父那里去。’以利沙作为先知,对这点的认识比今天的教会认识的更多。当那里有聚会时,以利亚说:’你留在这里。主已经召我去那边。我要上先知学校去。’”
但以利沙就像今天教会所应该是的:“我指着耶和华神起誓,我必不离开你。”因为他心里有个目的,他的动机肯定是对的。
当以利亚到了先知学校,他说:“你留在这里;主已经召我去约旦河。”
以利沙说:“我指着耶和华起誓,又敢在你面前起誓,我必不离开你。”他不可能离开以利亚,他留在以利亚身旁,两眼盯着他,持守他。
那是今天教会必须做的事。不管什么事出现或消失,都要持守住主。即使教会冷淡,不管发生什么事,都要握住神不变的手,抓住各各他,留在那里。这样你才能从神得到一些东西。持守住,不要让魔鬼动摇你。
那些门徒会说:“你去哪里,我也去那里。”
23

就像摩押人路得和拿俄米,“你的民就是我的民;你死在哪里,我也死在那里;你葬在哪里,我也葬在那里;你的神在哪里,那也是我的神。我要跟你在一起。”她就是这样赢得波阿斯的;教会就是这样赢得基督的。不管世人要说什么,说你走了极端,说你做了这个、那个或别的,要持守基督。要持守他,持守他。

24

撒但看见了那些事。我相信他今天也看见了。神祝福了我们。哦,五十多年前五旬节运动最初开始降临时,我们有何等伟大的聚会。但你知道,我们陷入了这样的建造计划:为了我们的牧师,我们必须有学校、神学院等等,这样他们就会有更雄辩的口才,教导他们成为博士,使他们成为总监、神学博士,拥有这一切的大名。撒但看见了这一切。现在海翻腾了。

撒但看到教会忙于大的建造计划或类似的某种大项目,没有主同在就出去了,变得传统、刻板。今天我们需要的是老式的复兴和圣灵的大能再回到教会里。神知道我们需要那个在所有的教会里,但我们开始变得传统,想要举止像其他的教会、其他的……你是独特的民、君尊的祭司、圣洁的国度,被分别出来,被召出来。神知道我们需要有圣灵的教会。即使我们必须……不管我们必须做什么,不要离开主。要持守他。
25

有时候它意味着很多。有时候它要你付上一些东西。任何不要你付上一些代价的东西都是不值得拥有的。所有重要的东西都必须付出代价。今天我们之所以敬拜、在这个感恩节有宗教自由,这赔上了几百万美国人的鲜血;它有一定的价值。如果它有一定的价值,就值得为之而死。我们拥有的这个宗教,降在我们身上的这个五旬节圣灵,领我们回归复活的耶稣基督,一千九百年后他还活着,他值得我们付上的一切时间、努力和我们所做的一切;他配得我们的一切。

芬尼·克罗斯比说:“你是我的安慰源头,于我比生命贵;除你之外,在地何投?在天何所归?慈爱救主,别忘记我。”我们肯定需要回归,持守他。
26

门徒看到所有的指望都断绝了。我们今天也快到那个地步。我们所有伟大、美好、几百万美元的、联合国和教会联合国、几百万美元的教堂建筑等类似的东西,一颗小小的原子弹就会把整个扫除。是的。但耶稣说:“哦,你们来,向我买油、酒和在火里试炼了的金子。”当世界都烧起来时,我想要一样那时能站得住的东西。我想要一样东西:万古磐石为我开,让我藏身在你怀。让我藏身在你怀。

我相信是查尔斯·卫斯理走路时,起了暴风雨,一只小鸟飞进他的怀里。他正想得到灵感写一首歌。他把鸟带进小木屋里,抱住它,直到暴风雨过去了。他走出去,把鸟放在手指上,鸟飞走了,他写了那首歌:“把我藏在万古磐石里。”
27

呐,当他看到……门徒看到那个,撒但开始吹毒气,开始要掀翻他们。小船快要沉没了。

今晚我想知道,在我们的小船里,当我们航行在生命神圣的海上,也许撒但已经扰乱了你的人生旅程,把癌症放在你身上,给了你爱世界的心(你已经远离神了),在某个地方扰乱你。患难进来了;所有生存的指望都绝了。但你知道,当时怎样,现在也怎样。耶稣没有走太远。我相信他爬上了那地区最高的山,这样他……你爬得越高,看得就越远。他爬上了山顶,这样就能注视着他们。患难出现的时候,他一直都站在上面注视着他们。
28

我告诉你,当他们在耶路撒冷城里杀害他,把他葬在借来的坟墓里,但在复活节早上他出来了,开始爬上去。他爬得越过了月亮和众星,直到他在高天至大者的右边坐下。诗人说:“他的眼目看顾麻雀,我知道他看顾我。”

我看到这个日子临近了,就是先知说的:“在末后的日子将有一日,不是白昼,也不是黑夜,是阴沉的。”但他说:“到了晚上必有光明。”[亚14:7]
呐,光,太阳在东方升起,在西方落下,S-u-n。子(S-o-n)也是在东方临到东方人,照射出五旬节的复兴。他复活的神迹奇事显现在他们中间。他所做的事,他们也做了。在《约翰福音》14章7节,我相信是,他说:“我所做的事,信我的人也要做。还有不多的时候,世人不再看见我,你们却看见我,(’你们’是指教会、信徒。)你们却看见我。”
他应许了他要常与他们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我总不撇下你,也不丢弃你。你们往普天下去,传福音。”传多远?“普天下。”传给谁?“凡受造的。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他仍是同一位基督。
29

当时有了一日;已经有一日过去了,一段时间,一个阴沉的日子,好像在路易斯安那州和阿肯色州整个地区一样,雾蒙蒙的。看不见太阳,然而你知道太阳在发光。我们拥有的光只够建立宗派;我们拥有的光只够加入教会;我们拥有的光只够接受耶稣作救主,但先知说:“太阳要在末日、末时发光。到了晚上必有光明。”

呐,太阳正在落下;它在东方人身上升起,在西方人身上落下。在东方照耀的同一个太阳在西方落下。它在东方升起,在西方落下,是同一个太阳。我们生活在末日了,日子已经到了这地步,同样的子、同样的S-o-n、同样的圣灵大能降在西方人身上,如同过去降在东方人身上一样,显出同样的福音之光;不是神学,不是教会组织,不是加入,而是复活的大能明证、主医治的能力、末日他在人们中间的神迹奇事。到了晚上才有光明。我们在这里了;我们已经到了。
30

东方已经远去了;文明已经从东方传到西方。我们现在是在西海岸。如果我们往前走,就又回到了东方。我们在末时了。船正在破碎;文明正在破碎;教会正在分裂。

几年前写的那首歌:“国家在分裂,以色列在觉醒。”以色列现在有了自己的国家,以色列在她的家园。“先知预言的迹象。外邦的日子可数,终日充满恐惧。失散的人,回到自己的家园。”这不是冷却的时候;这是加热的时候;这是祷告会的时候。我们进入了老底嘉时代。这是归向神的时候,是复兴的时候。
当我刚才在后面遇见莱尔弟兄,他说:“伯兰罕弟兄,现在每场聚会上都有复兴的迹象。”感谢归于神!那是我们所要的。主啊,此时赐下大能来。我们需要复兴,不是加入教会,而是复兴。复兴我们里面的东西。
31

那些门徒……我们不要跟他们犯同样的错误。当所有的指望都绝了,他们认为他们再也不可能有复兴了;他们在地上,一生再也见不到耶稣了。但就在最黑暗的时刻,当所有的指望都绝了,耶稣在水面上走过来。今天他向我们走来,走在水面上,《启示录》17章15节说:“你看见的众水就是多民、多人。”

当我们看到耶稣基督、复活的神的儿子走来,在他的子民中行事,做他从前所做的同样的事。那些门徒等人认出他是弥赛亚,他们的心就被搅动了。我们的心也应该被搅动。但我们不要犯他们那天晚上在加利利海上所犯的错误。
唯一能帮助他们的,唯一能拯救他们的,唯一能释放他们的,他们却怕他,他们以为那是个鬼怪。绝对没错。我们不要犯同样的错误。若主愿意,他藉着无所不能而无所不在。他现在知道、听见,巴不得他今晚行走在他的子民中间,巴不得他做他当时所做的事,你们就能看到我们所传讲的这个福音,不是人造的神学,不是人造的理论,乃是耶稣基督复活的大能行走在他的子民中间。不要怕他。他是唯一能帮助你的。
32

当你听到人们说:“神迹的日子过去了;圣灵不像过去一样了,”你不要相信。基督从死里复活了;他今晚活着。我的祷告是他今晚要行走在我们中间,行事,医治病人,做他当时所做的同样的事,向我们显明他与我们同在,他是一样的。“不要怕,是我。”

哦,你说:“那个人有很强大的心志。那妇人有……”不是那样的;这不是心理学。所有这些人都是普通人。不管基督怎么膏抹我,他也必须膏抹你相信。“耶稣因为他们不信,在自己的城里就不能多行异能了。”他必须膏抹你,如同膏抹我一样。如果他今晚来膏抹我们大家,哦,那正是我想要看到的,就是圣灵的膏抹在教会里,在人们身上,那是基督。人们就会说……
33

保罗说,伟大的圣徒保罗说:“你们中间若都说方言,却没有人翻出来,若有不通方言的进来,那不通方言的就必出去,说:’你们都癫狂了。’”换句话说,疯了,大家都说方言,没有人翻译。但他又说:“若有作先知的,说预言显明人心里的隐情,他们就会俯伏,说:’神真在你们中间了。’”

因为对神的子民来说,一直是这样的:他们注意先知。圣经说,神说:“若是你们中间有属灵的或先知,我耶和华必向他显明。他说的话,若是成就,就要听他。”那是当时那些犹太人无可推诿的原因,因为他们看见摩西说的话在耶稣基督身上成就了。以赛亚说的话,旧约说的话,在耶稣基督身上被印证了。他是先知,他讲真理,神彰显了他的神迹。当然,我们知道他们必须被蒙蔽,不然我们就没有机会了。但他们被蒙蔽,让我们能有机会。
34

如果树桩是圣洁的,我们是嫁接的枝子,最好留意我们怎样行事为人。让我们不要作黑夜之子;让我们白昼行走。如果圣灵今晚来,叫耶稣从死里复活了,他应许了:“还有不多的时候,不信者不再看见我,你们却看见我,因为我(’我’是人称代词),我要与你们同在,也要在你们里面,直到世界的末了。我所做的事,你们也要做。”那是应许吗?是应许,但它管用吗?是的。如果那个管用,所有的都管用。如果他能证明他活着,他能证明他活着,如果你让他在你里面向我证明,我让他在我里面向你证明,他活着,今晚行走在他的子民中间,在众水中间,像他当时做的一样。我们不是要怕他,而是要相信他。让我们现在低头做个祷告。

35

主啊,你叫耶稣从死里复活了,将他呈献给教会,宣告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我们太高兴在全世界看到异教徒手里拿着偶像来聚会,有符咒的巫医想要施符咒,结果看到他站着,圣灵使他瘫痪麻木;看到土著异教崇拜者把偶像摔在地上,说:“让那位神做我的神。”有能力的神,你是耶和华、有能力的神、行神迹的神。

在我们自己的家乡,主啊,我们很高兴看到学者和教师饥渴。哦,你说:“饥渴慕义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得饱足。”[太5:6]今天知道了不起的人看到有光发现。
神啊,我们今天高兴地看到以色列进入她的家园,成了国家,古老的大卫六角星旗在那边飘扬,那些犹太人回归,说:“他们决不是回来死在家乡,而是来看弥赛亚。”
神啊,我们知道,我们的日子屈指可数了。我们正在注视,好像挪亚注视以诺,知道以诺走了以后,审判马上就会临到地球。当我们看到犹太人的约柜又在预备,我们知道被接升天近了。父啊,我们正在等候。
36

今晚我们祈求在你所赐给我们的这小群人中,他们站在那里,直到很多人的腿都酸痛,主啊,我祈求你今晚赏赐他们,祝福他们。那些生病、有孩子在这里的男人女人,愿他们此时安下心来,知道神的全副军装是超自然的。没有一样是自然的东西;都是超自然的。因此,要成为基督徒,我们必须相信超自然,因为信心是所望之事的实底,是未见之事的确据[来11:1]。神的军装是仁爱、喜乐、信心、和平、忍耐、良善、温柔、谦和、耐心、圣灵。那一切都是看不见的,但它们是真实的;它们不会死。它们永远活着。

我们知道我们爱我们的亲人,甚至我们能把我们的孩子抱在怀里,搂着他们,抱紧他们,然而我们感觉不到满足。我们想让我们的魂进到他们的魂里。我们今天下来时,往地上看,看到草在枯萎,树在死亡,我想:“是的,主啊,我也在死亡,整个世界都在死亡。”某处肯定有一个世界是活着的。让我们今晚把我们的指南针和锚放好,起航,因为我们离开这地上的港口,凭着对赐应许的主的信心起飞。
37

父啊,人们要求我今晚叫一条祷告队列,使人们能看到你出来行我们刚才所谈的事。你说:“我所做的事,信我的人也要做。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这样门徒就知道有一位弥赛亚,那是他的迹象。你说:“挪亚的日子怎样,罗得的日子怎样。”我们晓得在亚伯拉罕的日子里,有一位现代的葛培理下去所多玛,传福音,把罗得—属肉体的教会领出来。

但是属灵的教会亚伯拉罕和撒拉,有一位跟他们在一起,他显了超自然的迹象。他背对着帐棚,说:“你妻子撒拉在哪里?”他怎么知道亚伯拉罕有妻子呢?他说他是客旅。亚伯拉罕说:“在你后面的帐棚里。”天使告诉亚伯拉罕说到明年这个时候他要造访亚伯拉罕,撒拉在帐棚里心里暗笑,天使说:“撒拉为什么暗笑?”那是个迹象。就在世界被焚烧之前。
你说:“那个日子怎样,这个日子也要怎样。”神啊,你仍然有天使。我们晓得天使彰显在肉身里,很快他就在亚伯拉罕面前消失,亚伯拉罕称他“以罗欣”、神。
38

主啊,今晚临到我们的肉身,使我们成圣,显出你在所多玛所显的同样的迹象,如果有不信者站在这里或坐在某处,使他们能看到我们就在火降临的时候。因为在罗得的日子里,当这位天使显明自己时,就是火降临的时候了。父啊,今晚差遣他来,我们将自己交给你的圣灵,愿他做耶稣所做的事,像他钉十字架前所做的。他把革流巴和另一个门徒关在屋里,在他们面前这样做了,当他们走在回家的路上时,说:“在路上,他和我们说话的时候,我们的心岂不是火热的吗?”因为他做了一件事,像他钉十字架前所做的,他们就知道他是复活的主。

父啊,今晚在我们中间行同样的事,即那些门徒在小船上谈论的,也是我们今晚所谈论的。很多人就会走上街,说:“在路上,他和我们说话的时候,我们的心岂不是火热的吗?”我们奉耶稣的名求,阿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