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1113 因代表而定罪

1

今早能再次回到教会,在这段时间围绕着神这些伟大的章节进行交通,真是太好了。呐,你知道,在我们自己的教会里我们从来不想太匆忙;我们会多花一些时间。有时候那些站的人会比较累,如果可以,或者可能的话,不时地换一下,让其他人……

2

孩子们想要上来的,走近一点,我想我们还能多提供一些位子;这台上还多出两三个,大概有四个位子,如果后面有人要上来这里,舒服一些;或者坐得稍微靠后的人,第一次来这教会的,或那些年长的,可以上来这里坐;很高兴他们能上来这里,这样就可以把位子让给其他的人。若有执事或传道人等愿意上来这里,就有机会让座给其他站着的人了。后面还有一些人来,想要挤进来,但他们看见走廊全堵了,就走掉了,错过了……

3

呐,我相信,上面这前排还多出一个位子,对吗,年轻女士?就在这里还有一个位子,就在前面,就在这里。我看见伍德弟兄站起来了;这上面还有两个,继续从这边上来。谁还要再上来,这前面还有两个。台上这里还有一、二、三,三个位子空着,可能有四个。如果你们愿意上来,很好,那样会腾出后面的位子,因为许多时候聚会已经开始,还会有人进来。他们会在后门四处看看,然后又走出去了,就错过了聚会。这里有一个位子,正好在中间。是的,一,二,三,四,五,现在这前面还有五个位子空着。你们上来吧,不用客气,就像在家一样。

主祝福你,乔治弟兄,很高兴今早又见到你。当他们……很好,姐妹。呐,你,这位女士,如果她想……那边有一个位子给她,就在那里,亲爱的。走到后面,那边有个男的站着,就在那里,很好。每个人都坐得舒服,这样感觉就会好些。他们觉得你可以……我知道,这里不是太舒适,但我们要尽所能地使你们感到舒服。
4

呐,我们正盼望即将来到的聚会,期待要来的伟大祝福,这个要来的预言聚会。呐,今早我告诉人们我要为病人祷告。在这次聚会之前,这将是我在教会里为病人祷告的最后一次机会。聚会期间,如果可能的话,我们要使聚会一直保持在说预言上。在那之后,我想可能在圣诞节前,我想可能在这教会举办另外几个晚上的聚会,传讲《但以理书》,因为新年年初,我可能又要离开;我知道,我们剩下的时间不多了。

所以,现在如果有人来,要预订汽车旅馆等,我们现在都已经弄好了,所以,可以预订了。
5

莫里斯先生,他的喉癌得了医治。他曾是杂技演员,做了阿戴尔医生(我在城里的朋友)的上门女婿。他们给他的喉癌动手术,他快死了。六、七年前,主带领我去到他家,他住在他妹妹家,躺在那里快死了,得喉癌快死了。呐,那天,在理发店我偶然遇到他,他做了见证,说:“我甚至无法吞咽,”他说:“但你为我祷告五分钟后,我就能吃饭了。”他说:“从此以后连一点痕迹都没有了。”他开了那家“旅行者”汽车旅馆。他说:“比尔,我听说你要举办聚会,只要是你的会众入住,我都给他们最低的收费。”他在这里有一家新的汽车旅馆,给他们优惠的价格等等。我有他的名片,都在办公室里等等,如果预订都满了,我们可以联系住别的地方,用最好的价格租到那里,租最好的住处,租到你朋友认为是最好的地方。

6

当然,你们许多人可能会让一些人住在自己的家里。如果你能接待一些人,那很好。会更舒适,像在家一样。你知道,这样你就可以接待基督徒,与他们交通。你们还可以一起查考圣经。我希望你们每个人都带本子和铅笔来,因为在讲七个教会时代,那些教会时代,最后七个教会时代,以及它们如何堆叠起来时,我们会给出相关的时间、日期和经文。

这是一个预言性的信息,在这之后……我先传讲,录到磁带里,再转到唱盘上,然后用速记把内容抄录下来,最后再打印成书。这本书会是对七个教会时代的注释。如果我不认为这很重要,如果我不认为这很必要,我是绝对不会占用人们的时间来讲这些东西的;但我相信,这可能是我们领受它的最后一次机会,尤其是在这个教会。所以,我们要真正为此好好祷告,真正好好的祷告。
7

呐,下个星期我得去路易斯安那州,你知道,要参加那里的聚会。我会在路易斯安那的什里夫波特,从24号到27号,跟摩尔弟兄在路易斯安那的什里夫波特。那是一个例行的传福音聚会,然后29号或30号回到这里,12月4号开始在这里聚会;呐,早上要讲一个信息。

呐,晚上的时间,如果我无法把那个教会时代讲到我认为应该讲到的地步,使人们完全明白它,那么第二天早上或下午我还会在这会堂里继续讲,把它讲完;然后第二天晚上再接着讲教会时代,因为我要确保人们都明白了,瞧?因为它很重要。
8

我们知道,我们正生活在一个非常奇怪的时代。我们可以借着各种越来越多的事件知道这点。呐,在这个……我在这个教会所说的(如果这里有陌生人),我之所以在我们教会而不在外面传福音的事工场上传讲这些信息,是因为这里是我们自己的基地。在这里,我觉得我可以照着所看见、所相信的方式来传讲教义。

呐,这不是要跟谁的宗教起冲突,瞧?不管他们要信什么,那都没问题。呐,许多时候,你知道,如果今早我们都出去,留下手印,我们这里没有两个人的拇指看上去是相像的。他们声称没有两个人的鼻子看上去是相像的。我猜想你们都很高兴你们的鼻子不像我的,没有两个人完全相像。所以,两样东西……所以记住……但在那些基本的事情上,我们都承认并同意我们爱主耶稣。
9

我说:“如果一个罗马天主教徒,如果他依靠天主教会(这是他们的基本教义),如果他相信那个天主教会要救他,他就失丧了;但如果他对神的儿子耶稣基督有信心,依靠他得到救恩,他便得救了。如果一个卫理公会信徒,或五旬节派信徒,或浸信会信徒,如果他们依靠他们的教会或组织来救他们,他们便失丧了;但如果他们依靠耶稣基督,接受他……因为拯救我们的是你个人对基督耶稣的信心,无论你是浸信会信徒、五旬节派信徒、路德派信徒、天主教徒、犹太人,不管是什么,是你个人对耶稣基督的信心。

10

这也录在磁带里了,现在它在录了。所以,我肯定大家都清楚明白这点。当人传讲教义时,你必须持守你自己的信仰。如果没有,你就是一个伪君子。如果你说一件事是因为别人那么说,而你心里并不那么相信,你就是一个伪君子,因为你在说一些你不信的东西。我宁愿在所信的事上受一点批评,也不愿因为跟别人妥协而在神面前成为伪君子。

11

呐,对这里的这些聚会,你可能非常不同意其中的一些东西,但请不要与我争吵,因为我……因为我爱你们,是的。呐,我想我讲清楚了,我相信,你们每个人,或是天主教徒、新教徒或犹太人,不管是什么,如果你依靠并接受基督作你个人的救主,你便得救了;因为我们得救是本乎恩,也因着信[弗2:8]。所以,我们的教会,我们的教会机构并没有什么意义。我想到这点,如果你来,不存偏见,只是坐下,你会发现,正是这种教会的宗派使我们大家分裂成现在这个样子。带来麻烦的正是这东西,瞧?如果我们不去管它,只照它的原样……

12

呐,我在这里要消除一件事,我想再引述一下。我的朋友们,你们在这个教会的,我确信你们知道我这样说不是要说:“看,我早就告诉你了。”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希望我永远不会到一个地步,在人面前把自己当作一个万事通。如果我变得像那样,就请谁过来改正我,纠正我,说:“喂,请等一等,”瞧?我不想要那样,但当神说什么事,也证明是真理时,我就必须得把那事说出来;因为那不是我说的,是神说的。

13

呐,我曾……正如上个星期天我说的,我相信是在这里说的,我在这讲台上已经二十八年了,从来没有一次提起过政治,从未提过,直到上个星期天。我告诉你们会众,在去投票站投票之前要好好祷告。那天我到莱特弟兄的家,我猜想他是其中一位最年长的,他和罗伊·斯洛特弟兄以及那些与我相识多年的人;莱特弟兄从不知道我怎么投票;他从不知道我是民主党还是共和党,他的家是我的第二个家。[原注:莱特弟兄说,伯兰罕弟兄从未问他怎么投票,莱特弟兄也从未问伯兰罕弟兄怎么投票。]这点不重要,这就是原因,莱特弟兄。[原注:莱特弟兄又讲。]谢谢,谢谢你。我从未……没有人知道我怎么投票,因为两个党,没有一个可以夸口。

14

但上个星期,我之所以那样表达,所涉及的远超过政治。我想给你们读一下所赐的预言。我记在……顺便说一下,梅西尔先生和许多人想要收集一些以前的预言,把它们找出来,稍微整理一下,或更新一下,登在报纸上。我想读一些要给你们的东西。这个是第一个。我想给你们读一些东西。

1932年(请听这个):我正走在路上……应该说是早上我正走在路上,准备去教会,我进入了一个异象中。我们的聚会在梅格斯大街的旧孤儿院举行,查理·克恩就住在那幢房子里(现在他住在街对面,你们知道)。
当我在异象中,我看见一些可怕的事发生;我奉主的名说这话。
现在在位的总统是弗兰克林·罗斯福总统(呐,记住,这是二十八年前),他将导致全世界卷入战争;意大利的新独裁者墨索里尼,将首先入侵埃塞俄比亚,他将占领埃塞俄比亚,但这也是他的尽头了。他必走到他的尽头。
15

我们将与德国开战。注意俄国!(呐,那是……)共产主义、纳粹主义和法西斯主义。注意俄国!但那不是要注意的主要的东西。

这个国家将要做一件恶事:他们允许女人投票。这是个女人的国家,她将污染这个国家,就像夏娃污染伊甸园一样。
现在你明白为什么我如此激烈地谴责那些事情了吗?我有主如此说。
妇女通过投票选举了一个不该选的人。美国人将在德国人修建的一个地方遭受严重打击,那地方是一道混凝土建造的巨大墙体(马其诺防线,在它建造前的十一年)。但最后美国人将取胜。
后来,借着那些女人的帮助,选出了不该选的人,以后,我看见一个了不起的女人在美国兴起,穿着华丽,又美貌,但内心残忍。她将引导或导致这个国家走向毁灭。(我加了插入语:“也许是天主教会。”)
还有,科学会进步,尤其是在机械领域。汽车的形状会变得越来越像鸡蛋,最后他们要造出一部无需方向盘的车(他们现在已经有了),它是由其它动力控制的。
然后,我看见美国好像一个冒烟、烧毁净尽的地方,那将是在接近末后的时候。(后来我加了插入语:“我预测这事将要发生。”呐,记住,主没有……这些事是主所显示的,但“我预测这事将在1977年之前发生”。)我这样预测所基于的原因,是因为即将到来的大屠杀,它来得是如何的快,用不了多久,这个国家就会走到它的结局。
16

呐,看看现在所发生的事。弗兰克林·罗斯福总统把美国带到了英国的茶话会上,没错。不是德国人找上我们,是我们找上他们,让全世界卷入战争,引起一场世界大战。德国人建造了马其诺防线,这里的每个老兵都知道美国在马其诺防线付出了什么。

妇女被赐予投票的权利;有了妇女投票,就选出了肯尼迪总统,不该当选的人,最终,天主教会将在美国完全掌权;然后投下原子弹,把她炸毁。
有七件事预言了,其中五件已经发生。所以你可以自己判断一下,我们还有多远。我们接近末了了。如果五件发生了,另外两件也必定会发生,必定会发生。
17

我认为肯尼迪先生现在还没有多大的影响,因为他要做一个好总统,以便把其他人带进来,搭一场戏景,就像他们在英国做的,像他们在墨西哥做的,像在其它地方做的那样。美国人是如此的不坚定,没有灵性,他们很精明,太精明了,专为自己的好处。有时聪明过头了,就会过火。所以他们……(今早,等一会儿我会讲一讲这点。)

所以,我们知道我们正濒临……我这样说的原因,那是为什么前几天我那样严厉地强调这个,就是因为这点我才那样做,没错。妇女投票导致了……
你注意到电视里的集会吗?尼克松几乎赢得了全部的男性选民。但所有的女人都想亲吻肯尼迪,跳上汽车等等,跳上跳下。
18

呐,我要说一下别的事,我没有记在这里,但录在磁带上(这信息也录了音)。1956年,我在伊利诺斯州的芝加哥,站在莱恩理工高中(他们也在那里),我说:“今年将是美国的转折点。我刚从海外回来,不知道为什么回来,就回来了;取消了我在非洲一带的聚会,就回来了。”

葛培理也莫名其妙地取消了他的聚会。汤米·欧斯本也取消了他的聚会。我们穿越美国举行聚会。我说:“今年,美国要么接受基督,要么弃绝。”然后我说:“当他们在印第安纳州选举一个二十二岁的男孩作法官时,”主的灵临到我身上,我就说:“最终他们会选上一个剃着平头、花花公子、嬉皮士式的总统,一个讨女人喜欢的男人。”呐,这些是几年前的预测。看到我们在哪儿了吗?比我们想的还近了。
19

所以,我认为这些关于七个教会时代的信息是及时的。让我们在祷告中查考。呐,如果你不同意,说:“我认为伯兰罕弟兄错了,”你有权利这么做,但在我们这么做之前,在你这么做之前,让我们查考一下主在这些经文中是怎么说的。看看是不是……那么,这些预言说要发生的事,你留意看看它们有没有应验。

呐,它被录在了磁带上等等。你知道几年前就说过了,现在它正在应验。墨索里尼攻打了埃塞俄比亚,不是吗?那些可怜的黑人在那里用镰刀、大刀和棍棒打仗,而他用的却是现代武器。他屠杀了那些黑人,回来吹嘘一番;但他也灭亡了,是的。
20

美国兵……德国人建造了马其诺防线,他们……美国兵在那里遭受了严重的打击,但最终得胜了,绝对没错。你们老兵弟兄,你们在盟国登陆日登陆的人都知道。

呐,接着你发现妇女得到了投票权,她们选了一个不该选的总统,瞧?堕落的就是这个。
面对这些事情,现在我们正迎来下面的这个聚会。要祷告,现在要努力祷告,求神祝福我们,打开我们的悟性,使我们可以认出所生活的时代。
21

现在让我们低头祷告一下。我们仁慈的主啊,一方面,这让我感到颤抖,因为知道这世界已经到了最后的时刻。我不知道要逃到哪个国家,不再有什么避难所,只有抬头看。因为你吩咐我们,当这些事开始应验时,就当抬头看,因为我们得赎的日子近了[路21:28]。

哦,神啊,我为今天处在这种境况的罪恶世界祷告,看到这一切正在这样发生,我祈求,主啊,不管怎样,求你对每颗心和每个传道人说话,使他可以在这末后的日子成为一团燃烧的火焰,呼召永生神的教会悔改,回到信心上。因为我们知道,我们正活在老底嘉教会时代,人们将变得不冷不热。我祈求,父啊,让我们持守住我们所拥有的:就是基督,仰望他显现的那日。
22

赦免我们的罪,因为我们也赦免凡得罪我们的人。主啊,现在我们知道,我们看到外面的世界,知道这些事必须应验,什么也无法阻止它。虽然我们讲道反对它,大声疾呼地反对它,但我们内心知道,照着你的道,这事无论如何都会发生的,因为你这么说了。但在那审判的日子,当神的大磁带播放时,我们要让我们的声音反对错误,支持正确。

主啊,今天用你的同在来鼓励我们。祝福在这里的所有传道人,教会的所有普通信徒,全世界所有重生的人,你通过电台和在世界各地的伟大火炬,传讲福音,宣教士们忍饥挨饿,丈夫妻子遭受极大的逼迫,仍然站在岗位上,愿神今天祝福他们。
在这个小教会里,主啊,将你的祝福赐给我们,恩膏我们。祝福今早那些唱这首美妙的锡安之歌的人,这些年来我们一直把它珍藏在心里,知道有一日我们要站在羔羊面前唱那些歌。主啊,今天祝福这道,恩膏这信息;我们奉耶稣的名求,也为神的缘故,阿们!
23

今早,我要你们注意一些经文,是在《创世记》里。呐,若主愿意,我要快点讲完这信息,因为我们要为病人祷告,还有洗礼的事奉。请你们翻到圣经的第一卷书,这本书的第1章,《创世记》第1章。让我们从第9节读起。

9神说:“天下的水要聚在一处,使旱地露出来。”事就这样成了。10神称旱地为地,称水的聚处为海。神看着是好的。11神说:“地要发生青草和结种子的菜蔬,并结果子的树木,各从其类,果子都包着核。”事就这样成了。12于是地发生了青草和结种子的菜蔬,各从其类;并结果子的树木,各从其类;果子都包着核。神看着是好的。
现在,我想从“因代表而定罪”这个主题中取出一段内容。愿主加祝福在他的道上。
24

两三个星期前,我在穿越西部各州的时候一路观看,因为是我自己开车,要去见爱达荷州的基督徒商人团契。当我看广告牌上的广告时,我感到惊奇。你只要周围看看,就会发现人们头脑里,心里在想些什么。正如我常说的:“让我进一个人的家,让我看看他们听什么音乐,让我看看他们读什么书,他们唱什么歌,他们家里挂什么样的画,我差不多就能告诉你那个人的性情是什么了。瞧?那是因为他们……不管他们见证的多么不同,果子证明了它是什么。”我注意到,我们是一个伟大的科学的国家,科学的世界。我在广告牌上注意到,特别是在西部的玉米产地:有一幅画,一位男士拿着一个玉米,剥去玉米的外衣,说:“伙计,这是什么玉米啊?”那是一种有名的杂交玉米。

25

不知怎么,我一边开车,一边思想那个。你再也无法一直开着收音机,因为(尤其是本地电台,每个台都在播放节奏强烈的舞曲和那些玩艺儿,你知道,像摇滚乐,你简直没法)……除非你刚好在到点的时候打开,才会听到新闻和天气,然后你又得关掉。所以,我相信可能是主帮助了我,我就在公路图的背面写下了“杂交”,因为我看的时候,有个东西临到我。这种又大又好的玉米粒,我想:“那跟我们过去种的玉米太不一样了。”

一切都变成杂交的了,但你知不知道,它毫无用处?它里面没有生命,它不能再繁衍自己。你不能种植杂交的玉米,如果你种植,整个田地就都是萎缩的玉米,因为它是杂交的。
26

后来,我上了山,有个向导跟我在一起,他是个养鸡的,饲养小鸡。他在山里做向导是为了消遣,非常好的人。

当他得知我是传道人时,就马上跟我讲起杂交的鸡。他讲的时候,又让我想起写在公路图上的那个主题“杂交”。到了山上,我们把野营的包放在雪地上,我对他说:“我想多了解一点这种鸡。”
“好的,”他说:“科学的确做了一件大事;他们用不同的东西培育小鸡,直到它们到了一个地步,小鸡身上几乎没有腿,或没有翅膀,全都是胸脯。”但他说:“但现在麻烦也来了,人们不想要这种鸡,因为它的肉太软,小鸡只能活一年就死了。它几乎一开始就是死的。”你看,它是杂交的。那是不对的,没有用处。
27

现在,大多数想要吃美味鸡肉的人,要到乡下去,亲自去买脚能抓食、翅膀能飞的鸡。它是鸡,神造它就是那样。但鸡的杂交使它只会长胸脯,它摇摇晃晃,必须得靠着隔板才能站稳。他们没法把它放出去,它不会抓食,它无法生存下去。它的肉糟透了,人们无法用它;如果拿这种鸡去孵小鸡,它的蛋也孵不出来。另外,鸡孵出一年后就死了,只能活一年,我就想:“好家伙,这是什么鸡啊!”杂交,把神所造的全毁坏了。

28

接着,我们又有用来驮东西的骡子,我注意到骡子也是杂交的。不要说是神造了骡子,神跟那东西从来没有关系。是的,那是人搞的。骡子不知道它属于哪里,它不能生育,它是杂交的。看,它不知道它爸爸是谁,妈妈是谁,它不能生育。它是骡子,它只有死路一条。它再怎么努力也无法生出它的同类,做不到。

29

那完全违背神的道。神在《创世记》1:11说:“每个种子都要各从其类,因为生命在种子里。”每个种子都要各从其类,但人试图要显示他比他的创造者更聪明。他要证明他比神更知道这事。因此,通过科学,人不断地试图告诉神,他比神知道得更多。神就任凭人继续通过科学研究去做;因着这样做,人就毁了自己。神任凭人的无知毁灭自己。

过去我妈常说:“给母牛够长的绳子,它就会吊死自己。”瞧,那是真的,你只要让……神就任凭人继续用自己的愚昧吊死自己。你永远不会比神更聪明,神知道什么是对的。但人通过杂交试图生产出比神所造的更好的产品。
30

呐,神,当他创造他的教会时,他造了一个五旬节的教会,那是原本的教会:五旬节的教会,被圣灵充满,男人女人被圣灵引导。人却不让这一切顺其自然,他想要杂交教会,所以他就用世界来与它配种:各种神学、教义和宗派。哦,肯定的,它搞出了一个更美丽的教会,哦,是的,它跟原本的教会是多么不同啊!

哦,我们有高大的建筑,受过教育的传道人,层次更高的会众,是高等阶层,穿着更体面,把他们的名字记在册上,把钱投在里面,使它越来越高级,送他们的传道人去神学院,提高他们的学问和神学;然而这却一直以来都使他们离神越远。
31

那一开始就不是神的计划;神从未差他们一个人去任何神学院。他差他们到一座楼房上,在那里等候,直到圣灵降在他们身上,差派他们作主的仆人。但杂交把教会带到神学上,而不是让圣灵引导它,他们“配种”配出了主教和总监,而圣灵才应该是神原本教会的领袖。但他们杂交了教会,就像杂交鸡,就像杂交骡子,就像杂交其它东西一样:杂交了,使它不一样了。跟世界配种,那些世界上的事、篮球赛、鸡汤晚餐,邦科牌比赛、各种世界上的事。它真的更漂亮了,教堂更大了,会众更文质彬彬了。唱歌的调子等可能比敲手鼓弹吉他的老式五旬节教会更整齐,但它没有种子,里面没有了真正的东西。他们借着诡辩搪塞过去,说:“这个比以前那个更好。”就像他们试验杂交的玉米,“它比以前的更好。”它没有更好,它里面的生命没有更好。它外观看起来可能更好,但生命是不对的,我们谈的是生命。

32

杂交的生命是不对的;神要的是他起初造它的那种样式。所以,教会也杂交了。现在,它到了一个地步,教会更像是一个会所,而不像是五旬节的祝福。学者们更像是教育家,而不像是传道人。他们更热衷于得到高深的学问:“我们的牧师有博士学位,”或像神学博士一类的东西,他们无法再把自己配种配回去;尽管相当美丽,他们无法再把自己培育回去。你怎么会……他们不能杂交自己。

试着将卫理公会和浸信会杂交起来,看看你会得到什么。你得到了一个叛逆者,比你起初得到的更坏,没错。你不能……你得到的是一个“萎缩”了的东西,没错。你种上杂交玉米,它长出来不久就枯萎了。它里面没有生命。这就是它不能生育的原因;这就是今天教会的问题所在。它里面没有任何生命;它有一大堆外表的东西,更高等的会众,称为大颗粒的,更华丽的教堂,更有学问的传道人,但里面没有生命来生产新婴儿。
33

它自己无法再杂交回去。麦粒先种下去,接着他们就来把它杂交了。首先你知道,它永远回不去了。我请任何学者跟我一同查看一下历史。任何离开原本根基的教会从没有再兴起过。当神差来路德,他有一个复兴,席卷了世界,但他组织了起来,跟世界杂交,像天主教会一样。当他那样做时,他做了什么呢?产生了一帮叛逆者,杂交的;他从未再兴起过,永远也不会兴起。

随后,约翰·卫斯理来了,带来复兴,又做了同样的事。当他、阿斯伯里和过去的创立者一死,人们就组织起来,成立了卫理公会教会;他们从未兴起过,也永远不会再兴起来。
34

从加尔文出来的圣公会教会也是一样。当他们有复兴时,那很好。从加拿大来的辛普森弟兄,他兜里就揣着有关的消息;上面说现在的圣公会教会,传道人和所有人都开始喝酒了。他们把啤酒、杜松子酒等东西调在一起,在教会里举行舞会和酒会。那是什么?它永远无法再回到原本的教会去,因为它跟世界杂交了;它失丧了。

呐,我们谈到圣公会、卫理公会和浸信会,但五旬节派也是一样。
35

几年前,我们有一个火热的五旬节教会,但他们做了什么呢?他们杂交了,成立了宗派,把自己带回到了世界中。现在,你得到了什么?像神对待骡子一样,它跑到了魔鬼的贫民窟里。它永远不会回头了。它完蛋了,成立了宗派,崩溃了;但现在他们有了更华丽的教会。

哦,过去,五旬节派信徒曾经是街头巷尾的一小群传教士,被人赶得东奔西跑,多半因为整夜叫喊而被投在监里。哦,现在他们要找到一个都很难了。怎么回事?他们杂交了,他们变得像浸信会了;浸信会变得像卫理公会;卫理公会像路德派;路德派像天主教会了。你得到了什么呢?一帮杂交的野驴,没错。
36

我所知道的最无知的东西就是骡子,它根本没有个人的感受。它会围着你叫,临死的最后一刻也要过来踢死你。它不知道“左转右转”,他感觉不到任何情感。它不知道爸爸是谁,妈妈是谁;它要去哪里,或从哪里来。

这就像今天许多人的样子,几乎是一样的。你见过骡子吗?你可以跟它说话,它只会竖起两只耳朵站在那里,你看它那张又大又长的脸,两只耳朵竖起来。许多驴子也是这样做的,没错。只是站着看你,嘶叫着:“神迹的日子过去了。什么神的医治、说方言、圣灵,根本没有那样的事。”是的,骡子的宗教,没错,杂交的;它知道的只有这些。它永远不会知道别的事,由它去吧。让我们继续与神同行。
37

杂交的,只是一头骡子;它不知道从哪里来,它不是纯种的。它不可能是纯种的,但马却不一样,是的,先生。你拿一匹纯种的好马,它又温和又友善,喜欢出去,蹦蹦跳跳;你知道,它回来,就把头靠在你肩上,嘶叫着,跟你亲热;它是一种好动物。它忠心,站在你一边,为什么?它知道它有证书,表明它是纯种的,阿们!证书上写着它是纯种的,它的血是纯的。

神重生的圣徒也是这样。你可以告诉他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他会喊着:“阿们!”为什么?他是纯种的。他的经历写在圣经上。他是从耶稣基督的血生的,他是纯种的基督徒,荣耀!在那里不存在杂交,他是真实的,温柔,谦和,你可以教导他一些事。
38

它想要顺服,你可以带它到外面去表演,几乎可以使它像人一样。它会鞠躬、蹦跳、跨跃。你从未看见骡子会那样做,你看不到骡子在表演中会那样做,因为它一开始就没有那种特性。

这就是为什么一个重生的基督徒可以接受神的医治;一个重生的基督徒可以接受圣灵,因为他里面有一样东西,他内心深处有样东西使他相信神的灵在那里证实神的道。他是纯种的,是的。但骡子不会那样做,它们不会。它们里面没有东西使它们那样做。
39

呐,论到这种杂交,你知道,夏娃是杂交之母。她使人类搀杂了。你知道,她做了那件恶事之后……(我知道这点录在磁带上,如果他们想要听,我们就用婴孩的方式讲给他们听。)但当夏娃跟古蛇有了这勾当后,古蛇不是一条蛇,不是一只冷血动物。圣经说,它是田野一切野兽中最狡猾的。现在,科学试图找到介于猴子和人之间的动物骨头,然后把这点套用在黑人等等的身上,这些人真是无知透顶。古蛇是一个人。

动物的血不能跟人的血混杂,是的,先生。但这个种类是如此的接近人,它的确跟人混杂了,撒但知道这点,它是个高大的家伙。
40

这岂不奇怪吗?后来,他们在地上发现了巨人。我希望那位作者约瑟夫好好想一想这件事:那些巨人是从哪儿来的?是古蛇的后裔,圣经说,他要叫古蛇的后裔,古蛇的后裔,古蛇有一个后裔,还有女人的后裔……但我们最好不讲他们了。他们不相信这个,所以我们就用婴孩的方式来讲他们。但当夏娃做了那事,她把整件事情都污染了。

41

呐,请不要接受那种荒唐的东西,说是苹果树。正如我常说的:“如果吃苹果使女人意识到自己是赤身的,最好再递个苹果给她。”因为是时候了。我这样说不是出于粗鲁,我这样说是要说明一点,这是真理。那不是苹果。我们不要接受这种荒唐的东西。那根本不是苹果树。让我们来讲另一棵树,这样我们就能跟我们的主题联系上,把它讲明白。

让我们把它当作一棵信心的树;夏娃吃了这棵不信的禁树。这样,我们就能把主题带出来,那是信心。夏娃不信神的道,神曾说某某事情要发生。她不应当去碰它,她应当照着神所说的方式相信。但她没有,撒但带着他的神学过来了,夏娃就混杂了,再把它给了亚当,这便生出了杂交的信心。这也是今天教会(所谓的教会)所得到的,一种杂交的信心。它混杂着惧怕、疑惑和惊惶。如果它是真实的信心,就不会动摇。神说什么就是什么。但你看,夏娃混杂了,把神说的和撒但说的掺和在一起,并说:“这就是了。”
42

今天许多人也是这样做的。看,他们拿圣经说的和人说的混杂,搞出一个杂交的信心。他们这样做其实是又回到了……哦,它搞出了美丽的教会,肯定的,但它里面没有生命,是死的。杂交的信心,“哦,我真的相信神以前是这样的,是的;但今天他不是医治者了,”那是杂交的信心。“我相信五旬节那天,神赐圣灵给过去的五旬节信徒,但那不是给我们今天的,”杂交的信心,是被神定罪的,杂交的,毫无益处,要远离它,是邪恶的。它带来了疑惑,“我要上去,可能会得医治;主可能会医治我,”那是杂交的信心,毫无益处,那是教会的信心。但我们要神的信心,神说一件事,那就是真理;要持守它,阿们!

哦,希望我的话用铁笔镌刻。要持守神所说的,那是真理。
43

杂交的信心;读到《希伯来书》13章,它说:“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希伯来书》……然后,杂交的信心进来,“瞧,在某些方面,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但他不是……他今天不能医治,因为那是在他的计划以外。”但真实的信心会说他是一样的,那不是杂交的。那不是……那不是混杂人的神学搞出的教会,不是骡子的宗教:人的话和神的道混杂在一起。

44

就像被歪曲的葡萄树,耶稣说起初并不是这样。起初并不是这样,神要每个种子各从其类。我们什么都杂交,毁了神的计划。

你拿一朵花来看。原本的花,紫罗兰是蓝色或白色的。不去管它,它就会变回白色。你要一直不停地繁殖它。神造东西各不一样,他喜欢有差别。杂交是这样一件危险、可咒诅的事,至终它毁了神的计划,毁了人类。
在《申命记》中,神甚至说,私生子不可入耶和华的会,直到十代[申23:2]。奸淫是多么邪恶的事,十代:十乘四十,四百年,杂交的……
45

一个嫁了男人的女人,或一个娶了女人的男人,若越过了神圣婚姻的界线,生了私生子,其子孙不得进入主的国,直到十代。《申命记》30章或23:2。

是的,他不能进来。一个私生子,他或他的子孙,或他的子孙,或他的子孙,即使他们像以扫一样号哭切求,要找一个门路,也需要十代。四十年是一代。你能看到这个可咒诅、败坏的世界准备要接受审判了吗?如此邪恶,混乱,混乱了神所配合的。
女人过着对丈夫不洁的生活;丈夫过着对妻子不洁的生活,就生出了杂交的孩子。哦,某个女人说:“哦,他真是个英俊、高大的帅哥。”夏娃想的可能也是这样。她生出一个杂交的孩子,这杂交的孩子就是该隐;通过该隐出来了巨人。杂交从来都是被神咒诅的。远离这种杂交的宗教,不要混杂它。
46

耶稣说:“你们若有信心,像芥菜种子。”为什么他喜欢芥菜种子?甘蓝和菠菜混杂产生了芥蓝,但芥菜不能跟任何东西混杂,芥菜,真正的芥菜,你无法杂交它,它是芥菜。从神的灵生的是神的儿女,他们不会跟世界混杂,他们不是杂交的。他们跟神在一起;他们持守神的计划;他们持守他的灵,他们不要任何杂交的东西。不管别的教会看上去多大、多高雅,会众看起来再多、再高雅,都没有任何不同;他们多有魅力,聚会有多大,一点也不会影响他们。

我总是很喜欢那首歌,“我心火热时,主,教我等候。”此时,他们又建大教堂,又有各种大事。
我心火热时,主,教我等候。 让我降卑自尊,求告你名。 教导我别倚靠他人所行的, 在祷告中等候你赐予答案。 因为那等候耶和华的,必从新得力; 他们必如鹰展翅上腾。 他们奔跑却不困倦,行走却不疲乏。 主,教导我,教我等候。
47

不要陶醉在杂交的东西中,它是不对的。它最终会走到尽头,它回不去了。它一杂交就完了。它永远无法繁殖自己;即使繁殖了,也是发育不全。看看那些……看看卫斯理的复兴,当我们讲到那个非拉铁非时代,他们拥有的复兴是何等大。看看接下来的复兴,再看看接下来的复兴。越来越萎缩,萎缩,萎缩,萎缩到现在,看看它已经到什么地步了。

看看约翰·史密斯创立的浸信会在哪里,看看它萎缩到哪里了。看看开始于1906年的五旬节派信徒。他们跟世界杂交,把世界上的事和世界的教义带进来。他们采用握手替代圣灵,他们采用点水礼替代浸礼。他们像世界一样,水洗采用奉父、子、圣灵的名替代耶稣基督的名。他们采用握手来接受圣灵,而不是有说方言和神的大能随着。他们把神的医治交在医生的办公室里,而不是跪下去祷告。他们杂交了自己,每年他们都在萎缩,萎缩。
48

那些事,那些教义根本不在圣经里。但为了迎合人,为了给自己建立一个教会,他们现在跟教会联盟站在了一起。他们像其他教会一样加入了进去。因着这么做,他们萎缩了,而且还在继续萎缩。

第一代的五旬节信徒是火热的,第二代就开始熄灭,那就是现在。注意看第三代会带来什么。在耶稣回来之前,它不会完全退出,因为老底嘉教会是不冷不热的:既不冷,也不热;它里面还剩下一点点祝福。它们被混杂了,这里一个,那里一个,后面一个。它们被混杂了,不是完全冷了,而是温的。
49

从整体教会来看,神说:“你甚至使我的胃作呕。我赐给你圣灵的时候,你把它跟世界杂交,容许世界上的事钻进来,我必把整个组织从我口中吐出去[启3:16]。但那持守神诫命的一小群,不要惧怕,因为你们的父乐意把国赐给你们[路12:32]。”要持守住道。道说什么,就持守住它,不要把它与任何东西杂交。我不在乎主教说什么,大主教说什么,任何人对它说什么,要持守住道!

正如彼得在五旬节时说的:“悔改,奉耶稣基督的名受洗。”[徒2:38]圣经里其它各处,信徒都是奉耶稣基督的名受洗的。你永远不要接受父、子、圣灵的名来代替那个。如果你接受,你就杂交了自己。
50

呐,你指给我看圣经里哪个地方有人是奉父、子、圣灵的名受洗的?根本没有。那是人造的神学,被杂交进了教会,给了偶像一个机会,就像现在进入这个国家的东西一样。

我可以用历史和圣经给你证明,并藉着他们自己的教理问答,任何奉父、子、圣灵的名受洗的人都是受洗归入天主教会。他们说:“新教徒会得救吗?”
回答说:“有些会,因为他们接受我们的某些教义;他们声称相信圣经。圣经说:’悔改,奉耶稣基督的名受洗。’(彼得在五旬节那天作的,等等。)他们的圣经那样教导,但他们接受我们的教义。(那是奉父、子、圣灵的名,那是教理问答。)”这不是新教的教义,这是天主教的教义。但作为五旬节派信徒,我们跟人造神学杂交了。
你看到我们到哪儿了吗?难怪神无法差来复兴,他找不到东西能把复兴建在上面。于是,神就选取单个的人,在单个的人身上建立复兴,在世人面前显明他们,那些持守这道的人。
51

点水礼,谁听说过这种荒唐的东西?若接受洗礼就必须是浸洗,然而你却废掉了这个,把它换成了点水礼。谁听说过行右手相交之礼或通过荐信把人带入教会?荒唐!那是杂交的。我们大家都必须走同样的路。

他们有些人说:“我是卫理公会信徒,因为妈妈是卫理公会信徒。”妈妈可能是卫理公会的基督徒,但并不会使你也成为信徒。她可能是浸信会的基督徒,但并不会使你也成为信徒。
52

正如我常常引述大卫说的,大卫·杜波莱西说,神没有孙儿女。神没有孙儿女,神不是爷爷。圣经没有地方说神是爷爷。所以,你怎么得到三位一体那种极端的想法呢?父神,一位;子神,另一位;父,然后是圣灵神。这等于是把神变成了爷爷,神没有孙儿女:神有儿子和女儿,没有孙儿女,是儿子和女儿。他不会接受孙儿女。每个人都必须跟别人走同样的路。你必须是儿子或女儿。所以你看,杂交,它做了什么?只是教会。我们都因夏娃的杂交而被定罪,绝对没错。我们都因为夏娃而去到了那个地步;夏娃导致了整个人类的堕落。她和亚当是一体的。杂交是从女人开始,也必从女人结束。[原注:磁带有空白。]

53

她里面有一个人称为大罪人。他们在地上赦免罪,拿教义散发给众民,他们就喝了[启17:2]。圣经说,地上的众民、君王喝醉了她淫乱的酒。她的淫乱是什么呢?是她的不忠。一个女人犯淫乱,对她丈夫不忠。一个犯淫乱的教会传讲的东西不是神的道:杂交了教会。

她做了什么呢?她也生了一些女儿。呐,天主教会的女儿是什么?路德派和一路下来的那些宗派、组织是从哪里来的?看到它进哪里去了吗?但神真正的教会交织在每个教会中间。卫理公会,浸信会,长老会和所有从那里来的信徒,宝血赎买来的神真实的教会,就像两个探子吩咐挂上的那条朱红线绳。他们在那里混杂了,但他们的宗派救不了他们。
“你是基督徒吗?”
“我是长老会的。”
“我是浸信会的。”
“我是卫理公会的。”
那对神来说没有一点意义。你是基督徒,是因为你重生了。
54

夏娃导致了这一切。很多时候我听人们说:“那么,伯兰罕弟兄,因为亚当和夏娃做了恶事,杂交了神的道,导致我们陷入这个境况,神如果定我的罪,他就不公平。我跟那事没有任何关系,我从未犯罪,是亚当犯了罪。”圣经说:“我在罪里生的,在罪孽里成形,来到世上就说谎。”[诗51:5]所以,有人代表了我。

哦,这里有个想法,可能会使你窒息。有人把你代表成一个罪人,那人就是杂交这道的人。今天,如果你指望五旬节派教会、卫理公会或浸信会代表你,那是一种杂交的话,是被定罪的。你被定罪,是因为亚当定了你的罪。亚当和夏娃本是一体的,接受了杂交的方式,就定了世界的罪。
55

那么你说:“伯兰罕弟兄,为什么我应该……为什么神要我负责呢?因为一个人代表了我,因为那个人犯罪我就死了,所以,我是因代表成为罪人的,”没错。你是因代表成为罪人的。你从未……神没有因你是罪人要你负责。他没有因你说谎、偷盗和做你所做的事要你负责。他没有因你是罪人要你负责。他要你负责,是因为你不帮助自己。有一条路已经为你开好了,你弃绝神所制定的路,是因为这个神才定你的罪。有一条逃脱的路。

56

杂交,杂交,哦,杂交是多么恐怖!他们杂交了人;纽约是一个大熔炉。

我有成百上千宝贵的黑人朋友,重生的基督徒。但在他们所谈论的种族隔离等等的事情上,使人种杂交的事上:告诉我有哪个有教养、美好的黑人女基督徒愿意自己的孩子是个从白人生的黑白混血儿?不,先生。那是不对的!有哪个白人妇女愿意自己的孩子是个从黑人生的白黑混血儿?神把我们造成什么样,就让我们守住神造我们的样子。我相信那是对的。
57

不久前,在什里夫波特出现了那场大争吵,那个黑人老传道人站在那里,我心里一直都记得他。他说:“我从未因自己是黑人感到羞愧。”又说:“神把我造成这个样子,我为此感到自豪。”但他说:“今天,我为你们众人的行事方式感到羞愧;我自己人民的行事方式使我感到羞愧。”

哦,朋友们,我们在做什么?人们以为他们什么都知道。
如果你让人们保持他们的样子,神造他们的样子,他们就会更好。让棕色人种与棕色人种结合;白种人与白种人结合;黑种人、黄种人,不管是什么,守住神造他们的样子。如果紫罗兰……神造它,它是白色的,就让它保持白色。如果是蓝色、黑色、棕色,不管花朵什么颜色,都随它去。如果玉米以某种方式种植,是黄色玉米,就不要跟白色玉米混杂。如果你那样做,把它混杂,它就不能再繁殖回去了。
58

如果骡子……如果驴子一开始是公驴或母驴,就让它们保持原样。不要让它们跟马混杂,你会搞出一个杂种。杂交,哦,是个多大的咒诅啊。要回到神开始的地方,让我们回到起初,回到神领我们所到的地方,我们本该是那样的。

我带着尊重这样说,我带着敬意这样说,我就要去非洲了。但你知道吗?对我宝贵的黑人弟兄姐妹来说,这个国家所犯的最严重的错误之一,就发生在今年11月11日;那是这个国家最大、最致命的错误。
59

黑人所犯的最严重的错误之一,就是那天晚上他们在路易斯安那州,在那里投票给了肯尼迪,把他选了进去。事实上,他们是吐唾沫在亚伯拉罕·林肯的那件衣服上,上面有使他们得自由的共和党人的血;却投票给一位天主教徒。布斯开枪打死了林肯,林肯的死是为了黑人种族,要使他们自由,不再做奴隶;而他们转过来投票给一位民主党人兼天主教徒。他们给自己招致了有史以来最大的耻辱。因为什么?白人用他的学问拼命地煽动黑人,绝对没错。

我很高兴他们有许多人知道自己站在哪里。那么做就等于是我吐唾沫在那医治我,把我从罪人中救出来的基督身上一样,这就像我为了别的事转过去反对他,背离他一样。
60

哦,这种杂交!哦,这世界还能维持多久?难怪主的异象在这里说,我看见美国最终走到一个地步,只剩下一大堆冒烟的废墟,她被炸光了。朋友,我们走在一条死路上了。没有别的路了,四周根本没有路了。我们必定要走到那点,要面对它。杂交!

你说:“我没有责任,因为是夏娃做了那事。”夏娃是做了那事,她代表了我们所有人。亚当老早就把我们代表成罪人了。我们都是罪人。他代表了我们人类堕落的天性,使我们远离神的道,把它杂交了。
“哦,我知道神说过了,但神肯定知道我是长老会的。”“我是卫理公会的。”“我是五旬节派的,神知道这点。”
神只知道一样东西,那就是宝血。他知道的只有这个。他认得宝血,他不认什么肤色,他不认什么种族。一个人,不管是黑色的、蓝色的、白色的、棕色的,不管什么肤色,神根本不认这些。他们是神的儿女,神造他们,好像他的花园一样。他喜欢看到他们本来的样子;让他们保持原样。
61

夏娃开始做了那件恶事,因为她在那里跟另一种仅次于人的动物混种,就混杂了种子;因为古蛇有一个后裔,他不断要伤害。我是站在那些不明白的,信心软弱的基督徒的角度说这话的。

让我们选择信心。你说:“那么藉着信心,藉着信心的培育,正如你说的,伯兰罕弟兄……”夏娃混入了她的神学,她和亚当试图一个一个地找借口,踢皮球。正如军队里的人说的,“推卸责任。”
“你所赐给我的女人……”[创3:12-13]
“蛇引诱我。”
“蛇引诱我,”古蛇从未给夏娃一粒苹果来引诱她,瞧?任何有点常识的人都应该知道这点。
62

“蛇引诱我,”做了一件耻辱的事。神咒诅了那东西,以至人们从蛇身上找不到一根骨头像人,他们永远找不到。他们只会愚蠢地到处挖掘,就是这样。神自己藏起了那个秘密,没错。

当时,地上满了巨人,约瑟夫说……这位伟大的历史学家,你能想象到吗?一位像约瑟夫这样的历史学家说,竟说神的儿子们看见人的女子,他们作为天使就把自己注入到人的肉身中。一位历史学家!
如果是这样,那么撒但就是创造者了。这样我们在哪里呢?瞧?只有一位创造者,就是神。撒但只会歪曲神所造的。不义只是义被歪曲了。
丈夫和妻子结婚是合法的,但不可跟另一个女人跑,看,那是歪曲。
死亡是被歪曲的生命;一个被歪曲的教会是从原本教会模仿出来的。
63

所以,我们都因人类这个代表被定罪,因着亚当是我们的代表,所以在神面前我们是个罪人,不信神话语的人。我们因不信神的道,在那基础上受审。

“哦,神那么说了,但我知道神是一位良善的神,他不会那样做。”
这种话我听太多了。神是一位良善的神,但神也是一位行审判的神!神是圣洁的神,神是公义的神,神也是忿怒的神。当神发怒时,我们要站在他面前。圣经这么说的,神的荣光将是烈火[来12:29],没错。不要试图用自己的感觉来判断神,我们必须照着神的道和他所说的话来判断他。不要跑到那种荒唐的说“这是个大教会,它经历了风风雨雨,这就是那个”之类的东西上,要回到神所说的道上。
64

当我站在神面前时,我要因从未试图在这道上加添或删去任何东西而被裁定是清白的。这道怎样,就怎样完全相信它,教导人,紧紧地跟随它。

圣经说到这点,别人怎么说我管不了,但我必须持守那个。
说到洗脚,他们说:“哦(五旬节派的弟兄)弟兄,哦,伯兰罕弟兄,那是……哦,我们过去是那么做的。”如果我们曾经做过,就让我们继续做。洗脚,耶稣做过了。
“哦,”他们说:“那是不卫生,人有脚气。”我不在乎他们有什么,他们过去也可能有。[原注:吉恩弟兄说:“能得到医治。”]是,是的,没错,吉恩。神是医治者。看,他们想要找一条逃脱的路。
65

就像说:“哦,同一个杯子,别人喝过了,我不愿再喝,除非用水烫过。”

哦,我的弟兄姐妹就是我的弟兄姐妹,阿们!如果有什么问题,神是我的保护,我信靠他;让我们回到这道上。我不在乎他是黑人,不管是什么,属于哪个教会,如果他是我的弟兄,他就是我的弟兄。我要遵行神的诫命。
朋友,这是为什么当说到奉耶稣基督的名受洗时,我必须持守在那里。哦,这点拦阻了我在外面拯救许多的灵魂。绝对是的。在这个问题上,是由于极端三位一体信仰的拦阻。
66

我是相信父、子、圣灵是神的职分,不是三位神,而是同一位神的三个职分。他是父、子、圣灵;但那些是他职分的称呼。他是父神,肯定的,他在太初就有了。他是子神,是成了肉身来到地上。他是圣灵神,他住在我里面;但都是同一位神,独一的神,有三个职分。他曾经是不能被触摸的,什么都不行;然后他下来,成了肉身,担当我的罪,背负我的罪。然后用他自己的血使我成圣,然后圣灵就能进来,他和我就能交通,像在伊甸园一样,我们彼此相爱。

他是我的父,我是他的儿子。不是三位神,是同一位神,他造了我,爱我并为我舍弃自己。他是在我里面的神;当他在地上时,他的名是耶稣基督。因为在天下人间,没有赐下别的名,你可以靠着得救[徒4:12]。
呐,如果这伤了你,我的朋友,我也无能为力。我宁愿伤我的朋友,也不愿伤我的父,瞧?他是我的亲属,我的父,神。这是他的道说的。
67

神永远不会允许我杂交任何东西,说:“神迹的日子过去了;”“哦,耶稣不做一样的事了;”“哦,那可能是心理感应;”“那可能是读心术;”“我不相信我们这个时代会有先知。”圣经说我们会有,我相信。我们正在仰望那位受膏的,像出去预告基督第一次到来的施洗约翰一样;他要预告基督的第二次到来。正如他所做的,他应许了,要恢复人们的信心回到神那里。

约翰要做什么呢?恢复信心,曾经有的信心。在伊甸园里本该接受神话语的真正后裔,却在那里被杂交变成教派,约翰来要把它带回去,(哈利路亚!)在主来的大而可畏之日以先震动那国。那是约翰,约翰的使命,一位受膏者。
68

也要注意,你说:“那为什么定我的罪呢?是夏娃和亚当做了那事;因为他们代表我,所以我成了一个罪人,我无能为力。”

是的,但是弟兄,又有一天,有一位从荣耀中下来了。哦,他就是那一位,现在我要花一两分钟来谈谈。有一位从荣耀中来到地上。有一位下来,取了罪身的形状[罗8:3]。他也是来代表我们,撒但试图把他搅乱。哦,他做了,撒但在每件事上都要搅乱他,但耶稣从未被搅乱;他背起十字架,走上去,阿们!
撒但无法搅乱他,是的,不能。他是一个不同的亚当。他从荣耀中来,要代表我们,什么?“可是,”亚当说:“如果我妻子这么说,我猜想那没问题。”
“瞧,她说她得了一个启示,应该是这样的。我知道神说是这样,但我妻子说……”
今天,地方教会的成员也这样说。“哦,我知道圣经那样说,但我的教会是这么这么说。”
哦,你这个可怜、困苦的伪君子,你不明白吗?神说:“我的话是真实的,人的话都是虚谎的。”[罗3:4]要照神的道接受他:神的道。不在乎我妻子说什么,我教会说什么,而是神说什么。
69

所以,他们看到那个给他妻子夏娃启发的,当他来迎战耶稣时,他说:“哦,是的,经上说,主要为你吩咐天使保护你,他们要托着你,免得你的脚碰在石头上。”[路4:10-11]

耶稣说:“是的,经上还记着说……”哦,撒但无法搅乱耶稣。他是神成了肉身,他是我的救主,我的神。撒但无法搅乱他。
那么,耶稣做了什么呢?他拥抱了十字架,他在十字架上为你、为我、为世人而死,使他可以再次把人归还给神,成为什么?儿女,就像他们在伊甸园还没有被神学搞乱之前的样子。
哦,神啊,巴不得人们能看见这点;巴不得我能把这点敲入人的心里。耶稣受死,他便可以将人们从这个杂交的教会里带出来;他便可以将你的心思和信心从人说的话里带出来,回到神所说的话上,而不是一种杂交的信心:“哦,神迹的日子可能过去了,那可能不会发生了。”
哦,弟兄,神说它要发生,问题就解决了。一向都是这样。神这么说了。
70

耶稣死了,他就可以繁殖回来。哦,哈利路亚!只有血能那样做。只有藉着耶稣基督宝血里的化学成分,才能再繁殖出一个对神的话连一个字都不会更改的人。

夏娃,也就是教会,暴露了她的弱点,暴露了她所做的。她说:“瞧,你可能是对的,神可能不要我负责,因为我没有……瞧,只要我……哦,只要我受洗了,这又有什么不同呢?瞧?又有什么不同呢?只要我……”
哦,不,那表明你需要再配一次种,那表明必须有什么东西回到你身上,把你带到一种信心上,相信神所说的话,一丝一毫都不能从神的道上越过去,直到一切都应验了。人的话都是虚谎的,他的话是真实的。基督来了,他就可以藉着圣灵繁殖回来。
71

哦,弟兄,现在,我们正与基督耶稣一同坐在天上[弗2:6],圣灵向我们吹气,像我们现在这样,繁殖回来;除去神学的垃圾,除去世界的垃圾、人造的教义(有敬虔的外貌,却否认神的大能),繁殖回去,去到对神毫无玷污的信心上。

耶稣说……撒但说:“哦,我知道经上记着说,但你知道,它说你应当吃……”
耶稣说:“经上也记着说,经上也记着说。”
“是的,经上记着说,他要这样做,你可以变……你若是神的儿子,可以在我面前行个神迹,把这些石头变成食物。让我看你做这事。”他若做,就是在体贴撒但。看到神的机智吗?
“经上说:’人活着不是单靠食物。’”看,他与道在一起,他从不……他每次都是用神的道击败撒但,他持守了道。
如果他来要把我们培育回神的儿女,像起初那样,我们怎么还能离开这道呢?如果我们不回到这道上,还有什么地方可去呢?
72

哦,希望全世界听到这磁带以及在这里听我讲的人,你们要意识到这点。我们必须……如果我们是属基督的,就是从基督生的。我们必须回到这道上。我们永远不可能借着教育把人带进基督里。我的弟兄们,我们可以在全世界建造大教堂;我们可以建造,制订了不起的教育计划;我们试图那样做,但却搞出了那些悖逆的人。

大多数的罪犯是从哪里来的?从……不是从那群文盲的人来的,而是从受过教育的人来的,从上层人物的那条线,受教育的人来的。
73

不久前,我跟联邦调查局的人站在一起,他指着那堵墙,说:“我欣赏你的讲道,”他说:“你说不是穷人阶层引发的,一个懂得不多的穷人,他们不大敢去胡来,但胡来的是这种认为自己比其他骗子更精明的人。他们看到他在哪里犯了错,就去试。”

他去到拘留所,指出全国各地的所有青少年犯罪案,有百分八十或更多是来自上等人的社区:聪明、狡猾。
74

看看起初,呐,这表明那是该隐的子孙,看看该隐的后代。什么是该隐的后代?从族系追溯他们,一直下来到该隐的后代,他们是什么?他们是精明的科学家、医生、高层人士,虔诚的高层人士。他们发明了冶炼各种金属的方法,建造华美建筑的方法;他们都是科学家。其他人是从什么出来的?农民,农夫,牧羊人,等等。

看到这个吗?看看今天。这些自高自大的人,他们将这些东西杂交进了教会,以至教会不要没有文化、真正爱主的穷人进来了。传道人要是讲到什么话,若有人说“阿们”,他们就会把这种人赶出去。如果他穿得不得体,不像琼斯或某个人穿的那样,他们就不要他留在会众中。你瞧?如果他们不能开一部好车,而是开一部破车到教堂前面,教会就不要他们留在那里。
75

弟兄,哦,弟兄,你看不见吗?今天许多人甚至不欢迎黑人到他们的教会。哦,神啊,怜悯这样的伪君子。神啊,只要我有一个教会,我永远要门向愿意来的人开放。你坐着手推车来我也不在乎,过来就是了,过来吧。哪怕你是穿着工作服……我要说一件事,你们要是与神和好了,穿工作服的可以坐在穿礼服的旁边,他们会彼此拥抱,互相称呼弟兄,肯定会的,肯定会的。

穿粗布衣服的可以坐在穿丝绸的旁边,搂着她,说:“姐妹。”是的,它对你行了一件事:繁殖回来。
76

现在我们在做什么?与基督耶稣一同坐在天上,不是拿我们的神学来,而是让圣灵把我们培育回去,成为神的儿女。

“割礼”这个词是什么意思?司提反说……没错,割掉多余的肉,瞧?割掉多余的肉,不需要的部分:割礼,被割掉。
呐,在旧约,只有男丁能受割礼,多余的肉被割掉。现在,圣灵在末后要做的是,割掉多余的肉,割掉世界的神学,割掉人造的教义,割掉一切的不信,割掉一切东西。
77

司提反说:“哦,你们这些心与耳未受割礼的人,为什么你们时常抗拒圣灵?你们的祖宗怎样,你们也怎样。”[徒7:51]朋友,问题就在这儿。

你必须离开那种说……“瞧,呐,那天晚上我听到一次演讲,说:’那些神医,你最好留心他们。’”
那不是神医,我也留心他们,但我要留心神的道,看它说什么。我接受这道,道是这么说的,瞧?
“哦,你得留心那些相信说方言的人,因为那是另一个时代的事。那些人只是魔鬼。”
道是怎么说的呢?“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直到世界的末了。他们要奉我的名赶鬼,他们要说新方言,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这是耶稣给他教会的最后使命[可16:17-18]。
78

今天,圣灵要做什么呢?要割掉一切的不信,“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要带人们回到毫无玷污的道上,也就是像神说的,没有神学添加进去之前的伊甸园的样子;带回到伊甸园时的样子,那时人与神同行。他说,如果树在这里不好看,他就说:“你拔起来,栽在这边。”风正在吹,他就说:“静了吧,”风就静了。无论他是什么,他都控制着一切的动物和地上的一切,都是他的;他是管理全地的神,他里面有掌管的能力。

有一位从天上降下,来到这污秽中,证明了那是神的计划,因为他是神的儿子。他做了什么呢?受死,叫我们能回去,藉着他宝血的义得洁净。今早他代表我们,哈利路亚!
79

呐,你们说,因为亚当代表你们,所以你们成了罪人,这是错的,那么,藉着代表我们也得到了救恩,这又怎么说呢?你无法救自己,就像你无法提着鞋带跳到月亮上一样。你无法……你生在罪里;从一开始你就是个叛逆者:我们每个人都是。我们帮不了自己,我们要怎么得救呢?有一位来代表我们:耶稣。在神面前,他来把我们代表成神的儿女。他差他的圣灵来,现在他正在这地方孕育,要带我们回去,生出来,向我们自己死,重生成为神的儿女,照着神的道接受他,相信神的道。

80

呐,如果我们因代表被定罪,我们也……我们怎么被定罪的?因为杂交,用神的东西跟世界配种。我们就是这样被定罪的。现在,我们要怎样脱离那种杂交呢?转身离开那些杂交的东西。回到这个上面,回到真理和神的道上。人的话都是虚谎的,神说的都是真实的,要持守这个。它再次把你繁殖回到这个里面。有一条路预备好了;今早,有一位正站在神的宝座上代表你。

你的爸爸妈妈代表你,如同亚当和夏娃,没错。当你藉着神圣的婚姻生到世上时,生孩子是神所命定的。现在,你们又回到了同一个点上,像在伊甸园里,像亚当和夏娃一样,是神的儿女。
81

你回到了两棵树上;其中一棵是知识树,另一棵是生命树。呐,你想走科学杂交的路吗?看看你到了哪里。人用这种杂交使自己陷入了何等的混乱!人用自己的知识使自己陷入了何等的混乱!不是成为孩子的样式,谦卑地依靠神,却想要接受科学,分裂原子。看看他现在处在何等的混乱中。神就任凭人毁灭自己,就是这样。

起初人毁灭了自己,靠着知识树将自己与神的交通隔绝。他离开生命树,去吃知识树。
82

离开那棵杂交的树!去到原本的果子那里,它里面有生命,吃他的果子。耶稣说:“我是由神那里从天上降下来生命的粮。你们的祖宗在旷野吃过了吗哪(但没有用信心调和[来4:2],瞧?),在旷野吃过了吗哪,他们全都死了。但我是由神那里从天上降下来生命的粮。凡吃这粮的,就有永生。在末日我要叫他复活。他永不灭亡,他有了永生。”[约6:44-51]今早让我们归回这棵树,让我们远离人说的话,让我们远离教会说的话;让我们回去,拿起圣经,相信圣经。现在已经太近了,没时间再去争吵了。

83

我们永远也不会再有什么大组织兴起。讲到七个教会时代时,我会证明这点。我们永远也不会有另一个组织兴起来。老底嘉教会时代只是五旬节派一直地在搞宗派,越来越堕落,越来越堕落。永远不会再有大复兴临到这块地,教会中只剩下很少的一些人愿意带领人归主。因为圣经说,教会时代将在不冷不热的境况中结束,没错。所以事情的发展只能是这样。

84

呐,对你们所有的人,让我们远离这种杂交。让我们归回真实原本的果子。让我们归回神造我们做他儿女的地方,依靠神所说的,不要接受女人杂交的话。

看到自然和属灵是怎么预表的吗?你看到我写在这里的异象的内容吗?女人怎样被赐予投票的权利。是什么毁了这个国家?
呐,听着,不是说你们女基督徒。女人是任何一个国家的脊梁骨;你破坏了母性,从一开始你就破坏了国家,整个历史都是这样。美国妇女怎么样呢?
过去,是我们到巴黎去拿时装。现在,是巴黎来这里拿时装,因为她们的生活方式下流、污秽,就来找我们拿时装。怎么回事?魔鬼脱光了我们女人的衣服,她们脱掉了自己的衣服。每年她们都多脱一点;她们剪掉自己的头发,而神说这是错的;穿那些短小的衣服,圣经说,妇女穿戴男子所穿戴的衣服,这在神面前是可憎的[申22:5]。现在,你分不清她们是男还是女。
85

抽烟,杂交。是的。杂交的,她们甚至不知道自己是男还是女,没错。光是看她们外表,听她们说话,你根本就分不清她们属于什么性别,那是真的,朋友。我不是在说你们女基督徒。我的声音要传到许多国家。但这是杂交。这个美国已经被定罪了。

根据异象,她做了什么呢?她选了不该选的人。我不知道还要多久才是走到尽头,但总有一天会的。这是主如此说!会的。
她现在正走下坡路,她永远不会回来了,她完了,没错。从1956年大复兴时代以来,她已经完了,她弃绝了神。
86

呐,我想,现在该结束了,是为病人叫祷告队列的时候了。

呐,你相信魔鬼已经把人杂交,把国家也杂交了吗?你相信这个吗?肯定的。教会也被杂交了,以至我们成了人造的教条,而不是敬畏基督的仆人。
你明白为什么我极力地谴责、震动、反对错误的事吗?当道和圣灵在这里这么说:“进到它里面,”我还怎能做别的事呢?
我说:“主啊,我传讲了;她们还是那样穿。她们还是跟过去一样做那些事。”
“无论如何都传讲它。只要继续前进,你的声音录下了。”在审判的那日,他们将无可推诿,因为你听见了,瞧?没错。你听见了。
87

信心是从听道来的,听教会说的?这听上去不对,是吗?听神的道,带你回到对神的信心上。

呐,你们今早上来,我们要祷告。我们要祈求神让你放下一切,或许这个小信息会把那种杂交从你身上除去,带你回来,做一个谦卑的仆人,走上来,说:“我相信神。”他们常常纳闷,我可以……
我想这样说,听着这点。人们说:“伯兰罕弟兄,你事工中的超自然性是世上的任何人都没有办法相比的。”一些大人物(若不是因为录音,我本可以说出他们的名字)打电话叫我去,跟他们去。“你的事工是唯一能拯救世界的东西。”为什么它不在别的地方呢?要回到这道上。神只能建立在那个根基上。如果在我给人施洗的方式上,在谈论圣灵的方式上和我所做的事上,我错得那么离谱,为什么神还尊重它呢?还行出那样的事呢?瞧?为什么呢?我这样说不是为自己,那样是不对的;但我想要说,因为我站在真理上,就是这道,单单这道。
88

人数增长、干大事、建大地方,对神来说没有任何的意义,什么也不是,持守这道才算。神在这道中运行,证实这道,持守它,有永生神的神迹在我们中间。

你想要像那样吗?你想要整个世界从你身上洗掉吗?哦!你们这小群,愿神祝福你们。我期待跟你们一起度过永恒,我期待有一天在彼岸跟你们一起在伟大的伊甸园里。当我到达那里……
89

不久前,我有一个异象(你们已经听过了),我朝那里看,我看见所有那些人在那里,他们有几百万人。我说:“你说,耶稣要来我这里?”

他们说:“是的,然后我们跟你一起回去。”
我说:“那么,每个传道人都得那样站在那里吗?”
“是的,先生。”
“每个传道人都得与他的会众一同站在他的事工上吗?”
他说:“是的,先生。”(是跟我说话的这位天使说的。)
我说:“那么,保罗也得站在那里吗?”
“保罗也得与他世代的人站在那里。”
我说:“那么我知道我没事了,因为我已经逐字逐句地传讲了保罗所传讲的东西。”
当我这样说时,几百万人大喊:“那正是我们所倚靠的!”阿们!倚靠那道,那道!不管是什么,都是那道。
90

这是为什么我劝人们上来,就像今早要做的,他们一些人重新受了洗。保罗是这么做的。保罗遇见几个人,他们很喜乐,充满神的美善等,叫喊,赞美神,正在举行大型聚会。他说:“可是,你们信了以后受了圣灵没有?”(《使徒行传》19章)

他们说:“我们不知道有圣灵赐下来。”换句话说:“我们只是浸信会信徒,”瞧?他们的牧师是个浸信会传道人,绝对没错。他是个悔改信主的律师,浸信会传道人。
保罗说:“你们信了以后受了圣灵没有?”
他们说:“我们不知道有圣灵赐下来。”
他说:“这样,你们是怎么受洗的呢?你们受的是什么洗呢?哪一种方式?”怎么洗?什么洗?
“我们是约翰洗的。”
“那不再有效了。”
他们说:“我们受的是约翰的洗。”
他说:“约翰只是行悔改的洗。”只是把他们放在水下,瞧?是悔改的洗;不是赦罪,因为祭物还没有被杀。保罗说:“是悔改的洗,告诉你们应该信那位要来的,要信靠耶稣基督。”他们听见这话,就走进水里,奉耶稣基督的名重新受洗了。圣经怎么说?保罗在《加拉太书》1:8说:“若是天上来的使者……”呐,听着,我要回到什么呢?那种杂交的东西,你们要远离它。“若是天上来的使者传别的福音,跟我所教导你们的不同(保罗,给人重洗),他就应当被咒诅。”更别说是传道人、主教、教皇或神甫了。即使是天使,光明的天使从天上下来,说了与保罗所说的相违背的东西,他也应当被咒诅。
91

朋友,我们怎能抵挡这一点呢?当然,你可以奉耶稣基督的名受洗,而你内心还是下流污秽。洗礼救不了你,但那是正确的一步。你得救是因着信心,藉着耶稣基督,没错。但当你来到这点上,看到这点,然后又弃绝,那你就是又回去了。

92

讲完这个小故事我就结束。我以前讲过了,可能是在这里。有一次,一位随军牧师说,人们叫他进去,有个人被机枪打中,快死了。牧师问:“你是基督徒吗?”

他说:“我曾经是。”
“曾经是?”他说:“你在哪里离开基督的?”
他说:“我记不得了。”
牧师说:“你最好想一想,因为你的肺部充了血。”又说:“你最好快点,因为子弹打中了你肺的底部。”
他说:“我知道。”
牧师说:“你快死了。”
他说:“是的。”
他说:“你认识过基督吗?”
“是的。”
牧师说:“呐,拼命想想,因为你没有……”又说:“上尉,你现在只剩一点点时间了,想一想。现在拼命想想,你在哪里离开基督的?”
他一直在挣扎,一直挣扎,拼命在想。他脸上即刻露出了微笑。他说:“我记起来了,记起来了。”
这就是你必须做的,记住,当你违犯神的一个真理时,你就从那里离开他了,你就从那里离开他了,瞧?你继续这么走下去对你没有益处,因为你必须回到这点上。你一直在绕道,我没有说你不是基督徒,但你是……你是在绕道。他们是以色列人,但没有都得救,瞧?没错。看,你那时是在绕道,你要回到那点上。
93

那随军牧师……他说:“我记起来了。”

牧师说:“就从那里开始。”你在哪里离开了那条线,今早你就得从那里开始。
他说:“如今我可以安歇,求主保守我灵魂。未醒之前若先去,求主接受我灵魂。”他死了。他离开基督的地方是在幼年时代。你可能在洗礼上离开了他;你可能在圣灵上离开了他;你可能在别的什么地方离开了他。
不管在哪里离开了他……不要接受这种教会杂交的东西。今早有一位要做你救恩的代表,你不需要再做一个罪人,不需要再那样。你是,如果你是……神不要你对做一个罪人负责任;他不会要你负责任,但从现在起,如果你拒绝这个代表,他就要你负责任。他不会要你负责任,也许过去你还不知道水洗、领受圣灵和神的大能等等的差别。他可能不会要你对那个负责,你以前可能没有听过;但从这里开始,你清楚了。要回到这道上,回到神那里。
94

现在让我们祷告,当我们祷告时,你细想一下。主啊,我知道我是个必死的人,很快就得走了。我已经度过了很多年日,很快我在地上就五十二岁了。主啊,我要忠心,我要忠实到底。全世界许许多多国家,民族,不同肤色,不同种族,我看到有许多信条,看到人们怎样混杂它们,搞出各种不同的争吵和扰乱;但在那些地方仍有许多真实的孩子,在那些地方,在那杂交的田地里,仍有许多男女,他们真的不想留在那里。他们以为自己正在行神的旨意。

父啊,今早我祈求你,今天从我这一小群人中和那些将要听到磁带的人中除去一切的疑惑,愿你除去一切人造的信条;耶稣第一次来的时候,他发现人们教导一些并不是起初那样的东西。神造它是纯洁、无玷污的,而人却因教导人的信条废了神的道[可7:13]。
95

父啊,现在临近耶稣再来的时候也是这样。就像葡萄树,如果葡萄树长出一根枝子,那根枝子就是一根五旬节的枝子,充满了圣灵,神迹奇事的果子随着那根枝子;如果那棵葡萄树再长出一根枝子,必定是同样的枝子。父啊,我们从自然界就可以知道这点。但我们确实知道,你可以把与它有关的果树嫁接到那棵葡萄树上,它也能靠葡萄树生长。

我们知道,我们可以拿橙树来,使它长出不同种的柑橘类果子,七种或八种。你可以把柠檬嫁接在上面,我们……它会在树上生长,因为它是柑橘类果树。它会生长,酸橙和许多别的,橘子和许多别的柑橘类果子都会生长。但如果那棵树又长出自己的枝子,必定是橙子。主啊,它会像头一根枝子一样。我们相信在这末时必有一个教会,她将接受秋雨和春雨。在老底嘉时代,它将分散到世界各地;它将是一个被召回到神原本信心的教会;它将是一个有耶稣基督行在其中、彰显他自己的教会,王的呼喊声在它当中。
96

神啊,你怎样一代又一代地开始,人们又是怎样拿那棵葡萄树,把它嫁接进去,靠它生长茂盛,打着基督教的名义,却仍然传讲起初未曾教导的教义。哦,神啊,我们对此感到多么难过,主啊,我们不知道要怎么做,但是今早,我祈求你从我们心里除去任何人造的东西。主啊,把神的真道放进我们心里。我就要为病人祷告了,主啊,我心里若怀疑神会垂听我的祷告,我还怎么能走下去呢?父啊,那样我自己就是一个伪君子。

97

神啊,如果我心里还有一点疑惑,求你现在就赦免我。如果我做了或说了任何错事,求你赦免我。让我进入真理当中。父啊,我知道你的道就是真理,我要竭力持守那道。主啊,以前在我的那个时代,我也曾被杂交过,以至我知道自己的头脑一片混乱;但我还能从这里看见神的话语。我知道它是真理,我渴望能去到那里,主啊。我抓住那个抛在磐石上的锚。暴风雨使我四处飘摇,上下起伏;但我的锚锚住了,它锚在基督和他的道里。我相信你的道就是真理。

主啊,帮助我绝不在道上有一点妥协,而是继续带着神的爱拥抱所有的人,所有的种族,所有的肤色,各种信仰的人,所有的宗派;拉他们到磐石面前。
98

父啊,求你应允。医治所有病人和受痛苦的。今天,把人们带回到老式的复兴中,带他们归回原本的五旬节,带他们回到各种福分上。带他们回来,就像主后33年降临的五旬节,赐给他们五旬节的祝福。愿神的大能进入教会里。愿神医治的恩赐赐给教会。愿有人说方言和翻方言。愿有说预言的恩赐和各种不同的彰显,不是假装相信,或试图相信,或伪装。愿它是真实无伪地带着道来,是神的道被显明,说预言并应验。

你在你的道中说:“你们中间若有人声称是或应当是先知的,他所说的,若不应验,就不要听他。但它若应验,就要听那先知的,因为我与他同在。”[申18:21-22]愿神赐给我们那样的先知;赐给我们那种真实的,那种真实的说方言,那种真实的翻方言。父啊,求你应允。医治有病的和受痛苦的,在我们中间显明你自己,我们奉耶稣的名求,阿们!
99

我爱他,我爱他; 因为他先爱我, 为我付出救恩赎价, 在各各他。

现在,你们所有卫理公会、浸信会的神的儿女,你们所有神的儿女,让我们举起手,闭上眼睛,向主唱这首歌,敬拜他。
我爱他,我爱他; 因为他先爱我, 为我付出救恩赎价, 在各各他。
100

你们爱他吗?所有爱他的人,请说:“赞美耶稣。”[原注:会众说:“赞美耶稣!”]我们再说一遍,“赞美耶稣!”哦,我多么……用南非语说“赞美我主”,耶稣,他们叫他耶稣。赞美耶稣!感谢耶稣!谢谢你,耶稣。哦,多美的日子啊!多么赞美主,我们多么感谢良善的主,因为你……

我爱他,(只要敬拜他。这是一篇严厉、责备的信息。但让我们来敬拜他。) 我爱他;(圣灵的甘甜,又回来了) 因为他先爱我, 为我付出救恩赎价, 在各各他。
神独子宝血救我们,我们便得成圣, 一群奇妙圣徒,因主名都称为新妇。 虽然被轻看被藐视,终有一日主必 带领新妇进入城门,一切无比值得。
大家一起唱。
我们步入珍珠城门,要知新鲜事物; 我们拿起黄金竖琴,似有一千根弦。 又唱又喊,翩翩起舞,(哈利路亚!)主擦干我们眼泪; 隆重回家的头七日,将是第一万年。
101

请给我们起一个适合的调子,再来唱一遍。你不喜爱这歌吗?我们来唱。

神独子宝血救我们,我们便得成圣, 一群奇妙圣徒,因主名都称为新妇。(阿们!) 虽然被轻看被藐视,终有一日主必 带领新妇进入城门,一切无比值得。
现在大家一起唱。
我们步入珍珠城门,要知新鲜事物; 我们拿起黄金竖琴,似有一千根弦。 又唱又喊,翩翩起舞,主擦干我们眼泪; 隆重回家的头七日,将是第一万年。
让我们边唱边握手。
神独子宝血救我们,我们便得成圣, 一群奇妙圣徒,因主名都称为新妇。 虽然被轻看被藐视,终有一日主必 带领新妇进入城门,一切无比值得。
现在,让我们向主举起手。
我们步入珍珠城门,要知新鲜事物; 我们拿起黄金竖琴,似有一千根弦。 又唱又喊,翩翩起舞,主擦干我们眼泪; 隆重回家的头七日,将是第一万年。
哦,我真爱耶稣,哦,我真爱耶稣, 哦,我真爱耶稣,因为他先爱我。 我永不离弃他,我永不离弃他, 我永不离弃他,因为他先爱我。
102

我永不离弃他,因为他代表我,阿们!他是我的救主,因为他为我而死。我不配,但因为他把我当作他自己的,他成了我,使我可以成为他。他成了罪人,担当我的罪,使我可以成为神的一个儿子。

哦,我何等爱耶稣,哦……
主耶稣,我祈求你医治这里的每个人;主啊,为你的荣耀,奉耶稣的名。
我何等爱耶稣,因为他先爱我。
这些老歌真是让人感触很深,不是吗?我记得,一个黑人家庭过去常到这里来,丈夫和他妻子,还有一个小女孩。我不会唱,但我试着唱一下。我感到圣灵在我身上,阿们!是这样唱的:
父爱亚当堕落族类,何等宝贵神之爱, 赐他独子来受苦难,用他恩典赎我们。
哦,我喜爱这歌。
父爱亚当堕落族类,何等宝贵神之爱, 赐他独子来受苦难,用他恩典赎我们。
103

我喜爱这歌,你们呢?有些事岂不是……呐,这些信息激烈、严厉、刺痛,神的道就是这样,比两刃的剑更快。但当一切都结束了,看到伟大的圣灵就落在会堂的什么地方,观察着:众天使。哦,一切都结束以后,看到主伸出膀臂,祝福开始降临。我们向他举起双臂,在圣灵的甘甜中敬拜神。这为你做了什么吗?就是把你清扫干净,给你一个新的开始,带你归回这道。

现在,有多少病人要说:“我今早来要得医治,这是我得医治的时刻?”一,二,三,四,五,大约有八个或十个。
好的。我不知道,我的孩子们是不是愿意为我做一件事。你们愿意那样做吗?我不知道你们大家是否愿意上来这里一下,祷告的时候,我想请你们大家到祭坛这里来。
我们仍继续唱歌,请那些愿意接受抹油和代祷的人上来。请内维尔弟兄过来,我们要为他们祷告,然后进行洗礼,再正式散会。我想,就再过两三分钟,最多十分钟。好的。
父爱亚当堕落族类,何等宝贵神之爱, 赐他独子来受苦难,用他恩典赎我们。
104

如果有谁知道那个黑人家庭在哪里,我希望在复兴会期间他们能上来为我唱那首歌。他们住在百老汇的什么地方,我忘了他们叫什么名字,丈夫和他妻子,还有一个小女孩。他们有那种停顿……

父爱亚当堕落族类,何等宝贵神之爱, 赐他独子来受苦难,用他恩典赎我们。
105

看到那是什么吗?亚当的族类已经堕落,杂交了,一路堕落下来。她沿着那条线一路堕落下来,从实际的、属灵的到不信神的道,再到性欲的,各样的污秽,一直到最低级的部分。哦,父爱亚当堕落族类,何等宝贵神之爱;赐他独子来受苦难,下到最低级的地方,救赎我们归回他的道,用他的恩典救赎我们。呐,今早,我们靠他的恩典站立,说:“我们是他的孩子,我们有权利得到这些祝福。”耶稣基督受死,为要医治你们每个人,没错,他应许了。我们知道那是真理,你们多少人知道那是真理?那么,它就是你的财产,它属于你,是你的。

只有一件事会拦阻你得到它,就是撒但试图告诉你一个杂交的谎言。神是怎么说的?“他为我们的过犯受害;因他受的鞭伤我们得医治。”[赛53:5]你相信那是神的道吗?呐,不要容许撒但告诉你任何别的东西。
106

神的道说:“你们往普天下去,传福音给凡受造的听,”往多远?普天下;现在还没有达到普天下呢。这要持续多久?直到世界的末了。为什么?“你们往普天下去,传福音。看哪,我就常与你们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就是:奉我的名赶鬼,说新方言;手能拿蛇,若喝了什么毒物,也必不受害;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这就是道。

107

现在,躺在神的每个原则上,躺在上面。然后,来到那点上,说:“神啊,我悔改了。我奉耶稣基督的名受洗了,我承认宝血了,我承认神的儿子了,我承认你,我的父。你用圣灵祝福了我,现在撒但试图使我遭灾,使我生病。我要勇敢地前来(阿们!),不被定罪了。我已遵守了你的道。我留在这里,就像希西家一样,当主说:’告诉以赛亚,下去跟王说他再也不能从床上起来了,他要死了。’希西家说:’主啊,我在你面前存完全的心,我需要再活十五年。’主告诉先知:’回去告诉他我应允了他,他必要活。’”[王下20:1-5]是的,事情改变了。你也必须这样来:不被定罪了。如果还被定罪,你只是在与空气斗拳。你必须达到清洁、干净的地步,我相信这点,我站在这里;主,我相信。

如果我……如果你是个罪人,还不认识神,就在这里告诉神说:“主啊,我要得医治;我要事奉你;但我现在把我的心给你。我在这里,请使用我。”
就像先知在殿里,说:“主啊,我在这里,请差遣我。”[赛6:6-8]天使就取来一块火炭。
108

现在,我们就在教会里;在传福音的事工场上,我们也用其它的服事方式。在这里,圣经说,针对教会的:“你们中间有病了的呢,他们就该请教会的长老来,用油抹他们,为他们祷告。”出于信心的祈祷要救那病人,你知道这经文,《雅各书》5:14。

这里的内维尔弟兄,我们的牧师,他是神所差遣、圣灵充满的好弟兄。多少人注意到内维尔弟兄正在往高处行?你们注意到了吗?上个星期天第一次听到他说预言,谁能想到卫理公会传道人会像那样站起来呢?但当圣灵临到他身上,事情就发生了,瞧?是的。他们进去,完全是自动的。瞧?你必须要回到正确的培育中,这样你才能前进。把生命放进麦粒里,放在适合的环境里,它就会生长。不要管它,它就会生长。
教会也是这样,如果你能回到正确的事上,那就呆在那里,继续前进,有适宜的阳光、水分、赞美、哈利路亚、诗歌等等,就会长大的。它会一直长到“在信的人,凡事都能”的地步。
109

现在,当他给你们抹油时,我要按手在你们身上。呐,首先,我为你们每个人祷告,也请你们队列中的人彼此按手在对方身上。呐,彼此按手在对方身上。

为什么我这样做呢?呐,圣经从未说:“伯兰罕弟兄若按手在他身上,”而是说:“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他们若按手……”对不对?“他们若按手,”你的手跟任何手一样,瞧?总之,算数的是神的手。所以:“他们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
110

现在,你们彼此按手在对方身上,让我们低头。请你们全体教会的人在那里为这些人祷告。

我们的天父,我们把这一大队病人带给你。神啊,我心想,这里的许多人,我相信他们每个人都是你的儿女,为圣灵所生,被宝血洗净,被圣灵充满,预备主的再来。撒但无法借着这种方式使他们犯罪;他无法借着这种方式使他们怀疑你的道是错的。他们仍然逐字逐句地跟随。然而,撒但试图来折磨他们的身体,因为他知道他们的身体仍会犯罪,但他们的灵魂却得救了。他们的身体要归回到尘土,但灵魂要去到神那里。所以,撒但试图折磨他所能折磨的那部分。但我何等的高兴,你把身体的得救也包括在内了。这是我们复活的凭据,就是我们身体得医治。主啊,在今天的记录上,有几百万条灵魂,几百万个身体得了医治。所以我们知道你是神。
111

现在,他们彼此按手在对方身上,主啊,请眷顾他们。他们彼此关心。人们想知道,不管他们属于哪个教会,拥有什么机构,属于什么肤色,接受什么信条,那些跟这都没有关系。主啊,他们是你的儿女。他们有些是卫理公会,有些属于浸信会,有些属于长老会,还有一些可能属于天主教,我不知道;有些是五旬节派,但你不是按宗派的名认识他们。你认得他们是你的,他们是宝血买来的。他们相信道,站在这里,他们勇敢地前来。作为你的仆人,我为他们祈求。神啊,当聚会结束时,愿会堂里没有一个人是软弱的,愿他们每个人都得医治。

当你受膏的长老上前抹油,那从他们额上流下来的油,油所象征的是灵。我们把油放在那里,让人们知道纯橄榄油倒在他们头上了,这好比圣灵的到来一样。
112

当我亲自按手在他们身上后,愿他们欢喜快乐地回到自己的位子上:这是一件完成了的工作,一切都成了;他们都得医治了,他们回家,必得痊愈。

主啊,求你应允。喊声和赞美声要传遍全城,要去到这些人所去的每个地方。“你知道,我曾经得了胃病,但已经好了。我曾经得了什么什么病,但已经好了。那天早上我听到那个信息,要培育回到这道上,我就回到神的话上。我相信这道,现在我好了!”
父啊,求你应允。我将他们交托给你,奉耶稣基督的名。
113

现在,我们低着头,我请长老去远点……泰迪,如果可以,请你们谁唱一下“只要相信”,现在就唱,让一个个经过这里,回到他们的位子上,我们要为他们抹油、祷告。[原注:伯兰罕弟兄为病人祷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