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0804 如鹰搅动巢窝

1

凡事都有可能,主我相信。

让我们低头一会儿,做个祷告。
仁慈的主啊,我们奉你儿子主耶稣的名就近你施恩的宝座。我们想要为你所赐予我们的一切祝福感谢你。你对我们真是太好了!父啊,我们祈求你继续与我们同在。许多人病了,有需要,我们祈求你的能力医治他们。那些在这里曾经生病、受痛苦甚至被医生宣判了的人,我很高兴拿起这些从他们那里返回的信件,现在他们好了。
神啊,愿聚会结束时我们中间没有一个软弱的人。愿神的恩典与我们同在。那些来寻求救恩的人,神啊,愿他们在疲乏之地找到那磐石,在暴风雨时找到避难所。主啊,愿伟大的圣灵藉着他的同在和洗礼将每个信徒施洗归入基督的身体里。
2

主啊,请记念那些还在康复中甚至不能走动、住院等等的人。父啊,我们祈求你的灵医治他们。

呐,今晚让圣灵鉴察在这里的每颗心。愿这是一个鉴察的时候;愿这是一个真诚和检查的时候。
当我们读这道时,我们祈求你祝福它。愿今晚圣灵拿起这里所需要的一切东西,把道放在其上,让我们能看到我们还有救赎的祝福在等候。父啊,请应允,我们奉耶稣的名求,阿们!请坐。
3

今天我们确实过了美好的一天。昨晚我在聚会上留得有点久,离开会堂后,我妻子和他们好像有近十分钟都不能让我缓过神来,我想是因为我在队列中呆得太久了。

不是当你在那上面、在上面那个荣耀的恩膏中的时候,也不是当你在这底下的时候;关键是在那个之间,即当你从一个状态去到另一个状态,从那个恩膏又落到这个状态。但它对你说了什么?河的彼岸有一块土地;有一个真正的地方,在那里我们可以找到和平、喜乐、满足。
呐,若主愿意,明晚六点半我们要分发祷告卡,小伙子们要……我们没有太多的时间了,是吗?明晚将是……是星期五吗?星期五、星期六、星期天,还有三个晚上。
4

哦,那是……每个想要接受祷告等等的人,现在进来拿祷告卡,我们要叫他们进队列里,为他们祷告,尽我们所能做一切的事。如果你必须在聚会结束前离开,去急诊室,我们愿意争取圣灵出现在这里,在那辨明的恩赐下,圣灵就能发现生命里是不是有事情。瞧?如果你已经有做过的事或你没做的事,或你该做的事,瞧?不管你接受了多少祷告,病决不会离开你,直到那件事纠正了。你可以摇晃、按手、倒油,病决不会离开;它会留在那里。

瞧,有一个……耶稣赐给门徒能力去赶鬼。多少人知道这点?肯定的。十天后,我们发现他们都在一个癫痫病例上被打败了。瞧?但当……那鬼住在那里。后来耶稣来了,那鬼知道它遇到了一个比那些门徒层次更高的人,它必须出去。
呐,我们必须经常来接受祷告、认罪,准备得医治。如果你那样做,就只剩下一件事,即把仇敌赶出去。就是这样。如果你已经祷告了,确信神的旨意是要医治你,你已经在这件事上祷告透了,问题就解决了。瞧,只有一件事要做,恩赐能做的唯一的事就是把仇敌赶出去。一切都结束了。瞧?当时就完成了。我很高兴我们可以说,当事情发生时我们知道它发生了。
5

今天是个……今天一大早我就起来了,昨晚睡得不太好,今天起得早,圣灵对我说话。他对我说:“出去,我要用你。”

于是,我所知道的唯一要做的就是出去。就是这样。我想:“哦,我车里的油脂或说油需要换了,我去加油站。”我想:“主啊,也许这里有一些人。”我跟正在运送汽油的长老会好男孩和不同的人交谈;似乎没有任何紧急的事。这时拐角处发生了一场事故。我说:“这就是了。”我走到那里,但没有人受伤,所以不是这件事。我上了车,心想:“我要回家去。”
开始回家,哦,有东西说:“只管继续开车。”
6

于是,我就绕着雷尼尔山作为祷告场地,回到丛林里。出去到大自然所在的地方,有一件事,就是找到神。只要自己独处。我带着我的小儿子约瑟,有东西说:“靠在这里的路边停下,因为它是个……为什么你不让小男孩看钓鱼的人呢?”哦,他们钓了大约十分钟,离开了,约瑟和我坐在那里。哦,我想:“哦,我们要开到祷告场地去,然后让约瑟玩一玩,我读经祷告,然后我们要回去。”我一天吃一次……

有东西不让我走。我想:“哦,约瑟,我拿了座椅下的布,我们洗一洗教会汽车的垫子。我在开他们的车。”我想:“我很想清理它。”我清洗地板垫,心想:“这很好。”
7

我把门打开。约瑟在那里趴在方向盘上忙他的事,你知道,小孩子有点自得其乐。突然,一辆车停住,开始倒退。人们认为有人有需要。呐,我后来发现,这辆车里有个得癌症快死的妇人,是个传道人的妻子。他们受到奇怪的引导,他们去了我所住的地方,我却走了。他们留了一块手帕要接受祷告,开始经过他们所要去的另一个隘口,有东西告诉他们:“转过来,回去。”

他们绕到这边走,走下来,说:“为什么我们走这条路呢,奇不奇怪?”就在这时,又说:“不知道那辆车里的人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8

同时,我在车里,低着头,像那样上下擦洗。过不了几分钟我就要离开了;我正停靠在祷告的地方,那辆车后躺着一个得癌症快死的妇人。神在那里大大地浇灌他的灵。

神这样做工,不可思议地引导我们从一处到一处,在两头做工,奇不奇妙?那不只是巧合,而是属灵的引导。你们相信,是吗?神的儿女是被神的灵引导的。
9

呐,今晚我们翻开圣经,读《申命记》32章的经文,现在我们从7节开始读一部分经文,一直读到12节。

7你当追想上古……你当追想上古之日,思念历代之年;问你的父亲,他必指示你;问你的长者,他必告诉你。8至高者将地业赐给列邦,将亚当的众子分开,就照以色列孩子们的数目立定万民的疆界。9耶和华的份本是他的百姓;雅各是他产业的份。10耶和华遇见他在荒漠之地,在荒凉野兽吼叫的旷野,就环绕他,教导他,保护他,如同保护眼中的瞳人。11又如鹰搅动巢窝,在雏鹰以上两翅搧展,接取雏鹰,背在两翼之上。12这样,耶和华独自引导他,并无外邦神与他同在。
今晚若是主的旨意,我想取一个奇怪的主题,就是“如鹰搅动巢窝,”在雏鹰以上搧展,将雏鹰接到两翼之上,背起来。
10

我常常纳闷为什么神把他的产业比作鹰。一天,我在圣经中发现神称自己是鹰。他是耶和华鹰,他的孩子是小鹰,是在耶和华翅膀下的雏鹰。

作为一个自然主义者,我喜欢研究大自然。我的第一本圣经就是大自然。我注意大自然发生的一切事,那必须是神,除了神,不可能是别的东西。它引导我相信某个地方有伟大至高的力量,控制着这一切的事。好像我们……
11

不久前在印度,一个下午我在耆那教神庙受到十七个不同宗教的接待。他们有佛教、伊斯兰教、锡克教、耆那教等等,他们是非常古怪的人。但在这十七个宗教里,除了伊斯兰教和其它几个宗教,大多数都相信轮回。他们拿一个小拖把,拖地板,他们走路的时候,要确保不踩在小苍蝇或昆虫上,因为那可能是他们的叔叔、阿姨或某个轮回的人。你怎么能向一群不肯打死苍蝇的人传讲带血的宗教呢?瞧?所以,我必须等候,让神自己来做,但他在印度确实做了一件大事。

12

但如果我们看大自然,找到一切是怎么运行的,你就会知道基督信仰的基础。基督信仰是唯一正确的宗教,因为基督信仰奠基在死亡、埋葬与复活上。

呐,那不是替换。呐,如果我把这张纸掉在地板上,说:“哦,我掉了那张纸;我要把这一张放在那张纸原来的地方。”那不是复活;而是替换。但下到地里的同一位耶稣,这位耶稣又回到地上了。复活,或者说基督信仰奠基在复活上。因此,当你能看到树木、森林,观察……
13

几个月前……哦,大约一年前,从现在起再过三、四个星期……我在肯塔基州打松鼠。大约两年前,我们在卫理公会的露营地举行了两个晚上的聚会。主在卫理公会的人中间行了大事。所以他们……

卫理公会过去相信神的医治。约翰·卫斯理相信。我有他的书、他的教科书、笔记等等。他们过去相信神的医治。他们很多人仍然相信。所以人们中间有一个大复兴。在那里的这个大露营地,在南方的卫理公会……他们叫我去举行布道会,我跟他们一起度过了星期六和星期天。
14

伍德先生以前是耶和华见证会的,他残疾的儿子腿耷拉着,这个年轻人坐在聚会后面,他父亲坐在那里批评,妈妈坐在那里祷告,圣灵转向一个地方,我想那里至少有八千或一万人,说:“这年轻人坐在后面,腿瘸了,他父亲是耶和华见证会的,是个承包商,叫班克斯·伍德。他妈妈是卫理公会的。年轻的男孩名叫大卫。主如此说,站起来;耶稣基督使你痊愈了。”他站了起来;事情发生了,他现在甚至不知道哪条腿是瘸过的。

伍德先生,他真的得救了,领了家里其他所有人进来(他父母亲、所有的人),藉着圣灵的洗进入基督的约里。他和我一起打猎;我们走了大约两个星期,他说……天气异常干燥。我们不得不走到低洼地带,找足够潮湿的地方走,否则松鼠会听见你的声响。所以他说:“我知道那里有一个人,他有五百英亩的地。”但他又说:“我很怀疑他会不会让我打猎,因为他是个完全不信神的异教徒。”
我说:“那是我们要遇见的一个好人。”
15

于是我们走过去,他在那人的屋前停车,那人坐在院子里,在跟一个老人交谈,我们开车上去,伍德先生下了车,从车旁边走过去,说:“喂,吉姆,”不管他叫什么名字。

老人说:“你好!”
他说:“我想你不认识我。”
老人说:“不,我认识;我相信你是吉姆·伍德的儿子。”
他说:“是的。”
他说:“我想知道我能不能在这里打猎?太干燥了;我们一直在另一条叫达顿的小溪那边打猎。那里太干燥了。”
老人说:“我这里有五百英亩地。吉姆·伍德的任何儿子想在哪个地方打猎随时都可以。我一生从未有一个比吉姆·伍德更真诚的朋友。”
他说:“谢谢你。”他说:“还有我的牧师跟我在一起。”
老人说:“伍德,你不会是说,你下贱到一个地步,走到哪儿都得随身带着一个传道人吧?”
他说:“哦,我不知道这事,但我……”
16

我下了车。我走过来,说:“你好,先生?”

他说:“你好!哦,”他说:“你是传道人?”
松鼠的血,脏兮兮的,胡子大约那么长,我说:“是的,先生。我想我是。”
他说:“哦,我想伍德已经告诉你我是个不信神的人了吧?”
我说:“哦,他说了有关的事,但我很难想象一个像你这样善良的人真的会是个不信神的。”我说……
他说:“哦,我应该是的。”
我说:“我很高兴你说你应该是。”
他说:“哦,”他说:“我告诉你,我从未见过任何东西(除了心理学)可以证明神的存在”他说:“我听见这些传道人叫喊,谈论有一位神,很久以前、两千年前他就死了。当我死后,像那样一位两千年前死了的神对我有什么益处呢?”瞧?
我说:“是的,如果这就结束了,你肯定是对的。”我说:“但这并没有结束。”
他说:“哦,有……我差不多有五十年没有去教会了,”他说他大约七十五岁。
我说:“那没有多少好夸的,是吗?”
他说:“是的,我并不认为这有什么好夸的。”他说:“但是有一个传道人在这里举行了聚会。”他说:“不久前在阿克顿,在卫理公会的露营地上。”他说:“如果那个人再进入这片地区,我要听他讲。”
我说:“是的,先生。”伍德弟兄看着我,使眼色,你知道。我说:“是的,先生。”我说:“他叫什么名字?”
他说:“我不知道他的名字。”他说:“但是梅利丝老阿姨住在山上。我和妻子去呆了两个星期,扶她起来,把床单拉出来;由于胃癌,她甚至动都动不了。几个月前医生就已经放弃她了。他们甚至无法把她放在便盆上。那天晚上她的妹妹去参加了那场聚会。露营的地方可能有三千人。这个传道人在那里的第一个晚上,回头看会众,叫出了这妇人的名字,告诉她说她所祷告的妇人是谁。妇人哭了起来。传道人说:’拿起你擦眼泪的手帕,去放在妇人身上,因为主如此说:她必要活。’我还以为那天晚上他们在山上有了救世军,他们回到那里,尖叫呼喊。我们以为妇人死了。当晚大约十点,妻子和我穿上衣服,上去那里,妇人正在煎苹果馅饼,吃着馅饼。而那天早上她甚至连大麦汤都不能喝。”他说:“现在她不但干自己的活,还干所有邻居的活。”
我说:“那太好了。”
他说:“呐,如果那人再回到这里,我要去听他讲。”
我说:“哦,如果你看到类似的事,那会使你相信神吗?”
他说:“哦,我想你会看到我那样做的。”
17

我说:“哦,很好。”我在那里拿起一个小苹果。多少人知道黄蜂是什么?一只黄蜂在这苹果上,我把它赶跑了,吃起苹果来。我说:“那些是好苹果。”

他说:“是的,是的。”
我说:“那棵树多少年了?”
他说:“哦,我把它种在那里。我想那棵树大约三十五年或四十年了。”
我说:“它每年都结苹果吗?”
他说:“是的,当然结。”
他以为我想要改变他的话题。你瞧?所以我说:“哦,我想要问你一件事。”我说:“现在是大约八月中旬或八月最后一个星期。”我说:“我注意到树叶正在从树上掉落。”
他说:“是的,是的。”
我说:“不知道是什么使那些树叶从树上掉落?”
他说:“树汁落下去了。”
我说:“去哪里了?”
他说:“去到了树根里。”
我说:“哦,什么使它下去回到树根那里呢?”
他说:“你是指什么?”
“哦,”我说:“在有任何霜或任何东西之前,肯定得有东西警告那树汁,使它们下到树根去。”
他说:“哦,”他说:“那只是自然。”
“哦,”我说:“你放一罐水在杆子上,看它会不会下去。”瞧?
他说:“哦,你是什么意思呢?”
我说:“先生,你要承认:如果有东西接受那留在上面的树汁,就会杀死那棵树,你就再也得不到苹果了。所以有东西警告那树汁,树汁就下到树根,一直躲藏到春天,然后再上来,给你再结出一批苹果。”
他说:“是的。”
“哦,”我说:“冬天要到,在你甚至还没有遇到寒潮或霜之前,就有同样的智力告诉那棵树和树里的树汁下到树根,下到那里去躲藏;也是同样的智力告诉我说那妇人会活。”
他说:“你不是那个传道人吧?”
我说:“我是。”瞧?
哦,他说:“你知道吗?到这里来,我想要跟你握手。我从未那么想过。”
我说:“先生,神就在你周围。谁能使这朵花这个颜色,那朵花那个颜色,在同样的阳光、同样的土壤下多样化?瞧?使一朵花粉红色,另一朵花红色,一朵花白色等等?是神。神在自然界里。如果你研究他,就会发现他就活在自然界里。”
18

当我开始看到神称自己是鹰,称他的孩子和众先知是鹰,我就想知道为什么。我开始研究鹰。鹰是大鸟。呐,“鹰”这个字。我们知道有四十种不同的鹰;“鹰”是指“用喙撕裂的”。呐,鹰是奇怪的鸟;它能飞得比世上的其它任何鸟都高,没有别的鸟能跟随鹰。如果隼想要跟随鹰,就会在空中散架的,因为它不是为此被造的。鹰能翱翔得那么高,没有别的鸟能接近它。它会一直上升,消失不见。

哦,除非它被造能够活着去到上面,否则去到上面对它就没有任何益处。故此,神称他的先知为鹰。你去得越高,就看得越远。
哦,如果它没有能看的眼睛,它的眼睛和它攀登的高度不相称,如果它看不见,去到上面对它有什么益处呢?
19

很多人也是这样想要爬得很高,但他们上到那里后,却看不见。上到那里又有什么益处呢?瞧?你以为你要拿到哲学博士、文学双博士、神学博士等等博士学位,还有其它各种的学位。但如果你上到那里,却没有资格,你就看不见你爬上去要看的东西。这就没有益处;你再也不能回头看了。正如弟兄那天说到他丢失了或那人丢失了钥匙。

鹰,为了上去,它必须是一只特殊受造的鸟。一个人要做主的仆人,就必须是一个特殊的人。他必须从里面被改变,重新铸造。那是神称他的孩子、他的先知们是鹰的原因。鹰必须升上去,它的眼睛……
20

另外,如果鹰想要带着普通的羽毛升上去,像乌鸦的羽毛或鸽子的羽毛,嗯,它的每根羽毛都会掉落的。

你想要拔下鹰的一根羽毛吗?你最好拿一把钳子,双脚踩住鹰,因为那些羽毛确实是锚在鹰身上。如果羽毛不……当它升到其它鸟所在的那些氛围中时,就会掉下来。所以你看,鹰必须是特殊的鸟。
21

关于鹰的另一件事:鹰是特殊的鸟,因为它决不会在地上筑巢,而在很高的地方筑巢。

主把那个比作他的教会。你们是坐落在山上的城,而不是在山谷里的;你们是坐落在山上的城,很远的地方都能看见;是一支点着的蜡烛,很远就能看见。教会站得高,带着极大的期盼、极大的志向……
22

一个有牧师的教会若没有志向一天一天、一年一年地好起来,我对她就没有多少盼望。一个教会若真是永生神的教会,就决不会停下来说:“哦,我只要进去,我想这就好了。”那不是神的教会。他有个志向要继续努力。

“哦,我尽了我的本分;我今年领了一个罪人进来,他得救了。”弟兄,那不是神教会的志向。如果他领了一个来,就会想领另一个、另一个、另一个、另一个、另一个来。对此没有尽头,只要继续上升。瞧?我们要有一个志向和期盼。神想要我们是那样的。
23

呐,我想要你注意另一件事:鹰返老还童。你知道这事吗?鹰确实返老还童。呐,它很老了,几乎不会飞了,突然,一件事发生在它身上。呐,它还是一样的年龄,但它有了年轻的感觉,它确实恢复了自己,又成了一只优秀的鹰。呐,圣经说鹰返老还童。

我记得我第一次参加的五旬节派聚会是在米沙沃卡。当时我是个浸信会传道人,我上去,听到了这些人所讲的。他们的车后面有个牌子,我想:“我相信我要进去;那是宗教聚会。”我坐在聚会后面,听那些人在上面讲道。哦,我一生从未听过那样的讲道。那天晚上,我想:“我相信我会上讲台的。”
他们说:“所有的传道人都到台上来。”有几百个。于是我……那天,我注意到所有年轻的传道人都在传讲耶稣所做的事和有关的一切,哦,我想:“他们有个很棒的信息;我以前从未听过这样的信息。”
他们会说方言、叫喊、跳舞、跑来跑去。我想:“咻!他们的方式不好,但他们确实因此过得愉快,所以我想那没问题。”
那天晚上在台上,他说:“我要每个传道人都上来,说从哪里来,叫什么名字。”
于是轮到我的时候,我说:“威廉·伯兰罕,传福音的,来自印第安纳州杰弗逊维尔,浸信会的。”便坐下。
24

那天晚上聚会,他们领了一个老黑人出来,穿着又大又长的传道人旧燕尾服,像我们过去在南方所穿的,有天鹅绒的领子。他脑袋周围有一圈白发。可怜的老人几乎走不到那里,他说:“各位,我要告诉你们。”他说:“今晚我要取我的主题(我相信是在《约伯记》7章27节或类似的地方):’我立大地根基的时候,你在哪里?只管向我说吧。他们的带子……那时晨星一同歌唱,神的众子也都欢呼。’”

我想:“嗯,为什么他们不叫其中某个年轻人,而让一个像那样的老人去那里,站在大约三千人面前呢?哦,他们不该叫那老人站上去。他那么僵硬,几乎走不动了。”
25

呐,所有的弟兄都是讲地上发生的事,他从创世之前大约一万年以前开始,那时神的众子也都欢呼,晨星一同歌唱。他讲到天空那边,大约五分钟后讲到了地平线的彩虹。他马上跳到空中,说:“哇,”双脚并排跳起,在那里踮着脚,说:“你们这里没有足够的地方给我讲道。”便走下讲台。

我说:“弟兄,那正是我所要的。如果那会使一个老人那样举止,对我一个才二十五岁的人又会做什么呢?”
我告诉你们,这使他返老还童。对吗?圣灵进来,使老人举止年轻。是的。他们成了鹰。有一件事……我永远忘不了那事。我可以在这里做个引述。
26

那天晚上,我睡在玉米地里,拿了我的旧……我有一辆旧T型福特车,每小时走三十英里:这样十五英里,那样十五英里。我把后座和前座拆了下来,把我的泡泡纱裤子放在中间,塞在里面。我只有一块五毛钱回家,还要买一些汽油。我买了几个不新鲜的卷饼,从水龙头取了点水来喝。

我整夜祷告,说:“主啊,我一生从未见过这样的人。我从未听过这样的事。呐,我不同意他们的举止,因为他们其实没有任何礼仪。”但我说:“我肯定认为他们是最快乐的人。他们不以自己的宗教信仰为耻。”
27

第二天早上,我进去,坐下;穿着短袖T恤和泡泡纱裤子。你知道,我们浸信会甚至穿翻领。所以我们……我们上那里度假,你知道,我在那里坐下,坐在一位黑人弟兄旁边。呐,他们必须举行他们的聚会。那是几年前,他们在北方举行大会。五旬节派的两三个不同宗派举行大会。我想他们现在出现了所谓的世界五旬节联合会,耶稣基督的五旬节联合会,或者我想现在是叫联合五旬节教会。呐,我想是的。不管怎样,他们……我坐在后面,坐在一位黑人弟兄旁边。这个年轻人走上台,说:“昨晚那个年轻的传道人在台上,名叫伯兰罕,他是浸信会传福音的。我们想要他讲今早的信息。”

哦,我缩在座位里。我一生从未到过麦克风前。我不知道要做什么,我穿着泡泡纱裤子和T恤。我只是往下缩。
过了一会儿,他又宣布了一遍,说:“外面有谁知道名叫威廉·伯兰罕的年轻传道人,请告诉他进来。我们想要他讲今早的信息。”他们又唱了一首歌,等候。我只是往下蹲。
这个黑人弟兄对我说:“你认识他吗?”
“哦?”我说:“认识,先生。”
他说:“去叫他。”
我说:“瞧,弟兄,过来这里。别吭声。”我说:“我就是他。”
“哦,你是?”
我说:“是的,我就是他。”
他说:“哦,那就上去吧。”
我说:“T恤和泡泡纱裤子?”
他说:“那些人才不管你穿着像什么。上去吧。”
我说:“不,不。”我说:“嘘,保持安静。不要对此说什么。”像那样。
他说:“谁找到了威廉·伯兰罕吗?”
他说:“他在这!他在这!他在这!”
我觉得很滑稽,穿着泡泡纱裤子和T恤。你知道,我一下子头发都竖了起来,所以我走上台,我想:“我要说什么呢?这些人都像那样快乐。”我永远忘不了从《约伯记》里取我的主题。我不……对不起,我是从《路加福音》取我的主题:财主在阴间举目,哭了。我说:“那里没有孩子,他就哭了。”
有人说:“阿们!”
以前我讲道的时候,还从没听过“阿们”。
我说:“那里没有鲜花,他哭了。那里没有神,他哭了。”
他们开始说:“阿们!阿们!”
我继续说:“那里没有鲜花,没有孩子,没有基督徒,他哭了,他哭了。”于是我也哭了。[原注:伯兰罕弟兄笑了。]
28

哦,神是奇妙的,不是吗?返老还童。他像鹰一样返老还童。

呐,鹰是大鸟。我可以一个上午都讲这点,只讲鹰的事。
我想,那是我一生所见过的最悲哀的一件事。不久前我在辛辛那提,大约三四年前,我带孩子们去参观那里的动物园。我带着孩子,领他们到处走,指给他们看动物园里的动物,妈妈准备桌上的饭,我们星期六下午外出。我走向一个大笼子。在那里我看见一件事。
我总是为关在笼子里的任何动物感到难过。我家里甚至没有一只金丝雀。瞧?我不喜欢看到任何东西被关在栏里。不,先生。我不喜欢任何东西处在束缚中。我相信自由。
我去动物园,看到那些狮子走在地板上。当我在非洲时,他们给了我两只宠物狮,我本可以把它们带回来,但我说:“如果我……我要怎么对待它们呢?再者,一年后它们就会成为大家伙。”
他们说:“就把它们关在动物园。”
我说:“把它们放到沙漠地去。”我决不会把任何东西关在监牢里;我不喜欢任何东西被束缚。
29

我到处走走,他们捉住了一只大鹰,一只很漂亮的大鸟,把它关在笼子里。那家伙,脸上和头上的羽毛都被打掉了。它的翅膀像这样被打落。我站着看它。它往笼子后面退,像这样往后走,它起身,搧动那对大翅膀,猛地撞着那笼子,又像那样掉下来,躺在那里,抬头望天空,用那双疲惫的眼睛四处张望。

为什么?哦,它生来是天上的鸟,生活在天上。它不能得自由了,绝对没有希望了。有人捉住了它,某个精明的人捉住了它,把它关在那里。它翅膀上的羽毛打落了,头上的羽毛打落了。它躺在那里,双脚立着,那双大眼睛向上望着它所属的天上。它极度渴望自由,展开大翅膀,呼啸着飞越天空。它要再得自由。它可以观看,但它在笼子里。
30

我想:“那是我一生所见到的最遗憾的事。”我想:“如果他们把鹰卖给我,我现在就会买它,把它放掉,即使我要饿得半死,给我的孩子在餐桌上定量供应来付钱买那只鹰,把它放开。”他们不会卖的。

我走到那里,坐下。我忍不住哭了。有东西对我说:“你已经看到比那更糟的事。看到生来是神儿子的人被信条和宗派铐住,人们说:’神迹的日子过去了。’他其实生来是鹰,要在天上的光中飞翔,弟兄,在神的大能和超自然的力量下,行事为人凭信心而不凭眼见。某个精明的人抓住了他,用信条什么的把他绑进某个东西里面,’重复信条,你所要做的是这些。’”
31

哦,弟兄,要使那人从笼子里出来……看到神的儿女关在笼子里,真是遗憾。我所见到的最悲哀的事就是男人女人生来……看到女人半裸着走在街上,穿着这些紧身的衣服走在这附近,我知道那个女人绝对被邪灵附身了。是的。

姐妹,让我告诉你一件事。你说:“我像百合花一样纯洁。我穿着衣服。”
但让我告诉你,你意识到一件事,在审判的日子,你要为犯奸淫交账。圣经说:“凡看见妇女就动淫念的,这人心里已经与她犯奸淫了。”[太5:28]
你可能像百合花一样纯洁,但你那样穿着,世上有罪的男人看你,他就要为跟你犯奸淫交账,你必须要为以这种方式把自己呈献在他面前而交账。是的。
妇女所穿的这些肮脏、性感的衣服,也在进入我们五旬节派的阵营。太糟糕了。是的,先生,你决不要那样做。
32

一位女士对我说。一次我说了类似的事,这妇人对我说:“哦,伯兰罕弟兄,他们除了这种衣服不卖别的衣服。”

我说:“但他们还卖布匹,卖缝纫机。根本没有借口。”是的。
弟兄,当这颗旧的心在那里与神和好了,鹰的灵就开始上升,你就超越了世界上的那些事。问题是:我们不参加祷告会,不参加教会,不做正确的事。我们留在家里看某部电视剧,或在电视上看类似的东西、未经审查的节目、听他们所讲的一些肮脏的笑话等等。在我们年轻的一代人面前播放那个是错误的。过去人们、圣洁的人们去看电影是错的。魔鬼却把它拉到人们身上,把电视放在人们家里。绝对没错。
哦,太糟糕了。但是弟兄,让我告诉你,他们可能把你关在笼子里,但你仍然是鹰。今晚我可以告诉你有一条出路。是的,没错。是的,先生。
33

你知道,我们理当研究一下鹰。我们可以停在这上面讲几个小时,但让我们研究一下鹰,看它是什么。

呐,看到那个真是令人遗憾!儿女生来是神的儿女。
不久前在衣阿华州那里,再停一会儿。有个人带我去跟他一起用餐。他走到门外观看;他说他是养猪的。那是合法的。如果他想要那样做,没问题。他说:“我有这地区最好的猪群。”他说:“这群猪是我父亲开始养的;他养育了我们这些孩子,把猪群留给我。我养育了我的孩子们。我要把这些猪等等留给他们。”
我说:“这很好,先生。”
他说:“我拥有这一切。”[原注:磁带空白。]
34

没有一条蛇能爬到鹰那里,爬到那个地方。鹰会出去,叼了绿蔷薇回来,严密地编织那巢窝,确保风刮不动它,因为它锚在磐石里。

哦!我爱这点。神把他的教会锚定在磐石里。“我要把我的教会建造在这磐石上。”锚在这磐石上。他是头块的房角石。
鹰在上面搭巢,呐,巢满了荆棘。呐,鹰妈妈要确保它的小鹰有一个舒适的地方住,所以它出去,尽可能叼来各种东西。它会杀死野兔,吃掉肉,把皮塞在这些小地方、每个缝隙里,都塞紧了,直到巢窝尽可能舒适、整洁、完工了。呐,它在准备什么?在为它的小鹰做准备。它想要小鹰有一个舒适、柔软的地方走动等等。它照看小鹰,神也同样照看他的孩子。哦,神大大祝福我们的心。小鹰一出生,就在柔软的巢里走来走去。
35

你记得最初当你重生的时候,当圣灵临到你,你成了基督徒,感觉到你是走在羽毛上,不是吗?

我记得我得救的时候,我离房子大约四十码,有一条木板人行道通到那里。我告诉你,我相信进去时我没有碰到一块木板。
妈妈说:“比尔,你怎么啦?”
我说:“妈妈,我不知道。我无法告诉你。”
我拿起圣经;我无法看它。我拿起一本歌本,我无法看它。我把它放下,走到房子后面。后面有一条铁轨,我上了铁轨,必须在某个地方释放蒸汽。我拼命地沿着铁轨奔跑,跳到空中,叫喊:“哇,”拼命地叫喊。我不得不发泄那个感觉。哦,我是漂在空中。嗯,那个新生!
36

当这只小鹰出生,哦,它爱它的家。呐,鹰妈妈出去捕鱼,捕野兔,捕绵羊,捕获它所能捕到的任何东西,给小鹰预备很好的食物,以确保幼仔得到正确的东西。

我很高兴耶和华确保他的小鹰得到正确的食物。他把食物放在你面前,不管你想不想吃。你必须转过头。但如果你生来是一只鹰:“我的羊、我的鹰听我的声音。”他们知道食物。
主说:“彼得,你爱我吗?”又说:“喂养我的羊。”
我喜欢这样,“喂养我的羊。”“喂养我的羊,”不要驱赶他们,而是喂养他们。把道喂养他们,他们喜欢绵羊的食物。你知道,一些人不喜欢这绵羊的食物。绵羊的食物是那美好、老式感觉的老式救恩,感到尽可能自由,没有定罪。
嗯,我们过去站着拍手,唱歌:“我感觉很好,心里没有定罪。”过得愉快。当然,这使小鸡抬头看,说:“啧啧啧,狂热。”
37

不久前有个农夫。他是个有志向的农夫。他没有一个像样的畜棚。但他得了很好的收成,尽可能做一切的事来照看他的牲畜。另一个人有很好的拖拉机,但他太懒了,不种田。

哦,秋天到了,他割草,放在畜棚里,他有个漂亮的畜棚,哦,很好的畜棚。但另一个人,他没有花时间照看畜棚,但他看到他的牲畜得到了好的喂养。
每个畜棚里都有一个小牛棚。第二年春天到了,你知道,也许出生在有高大尖塔、豪华座位的好畜棚里的小牛,你知道,你知道我在讲什么,你可以在字里行间读。但它没有多少食物。
38

后来,他们两个人都把牛放出来,呼吸春天的气息。哦,这只小牛一直在那里某处的小宣教团里、小教会里,你知道,它肥壮、圆滚滚的,满了维他命。嗯,它出去,风开始刮在它头顶上。它充满了活力,开始踢脚后跟,跳啊跳啊跳啊。嗯,它感觉真好。

他们把另一只小牛放出来,那小牛喂的是教会的杂草,你知道。当它出去,可怜的家伙,风几乎要把它刮倒了,那样摇摇晃晃。它把瘦削的脸往篱笆的缝隙中伸,往外看,看见这只小牛高兴、跳啊跳啊,便说:“啧啧啧,那样狂热。”
39

哦,我喜欢吃绵羊的食物、美好的食物,神的大能,神的道。圣灵吃神的道。那正是教会今晚所需要的,就是美好、坚固的福音传讲、福音教导、福音救恩和福音圣灵。阿们!我们不怎么关心……这国家可能不需要一位新总统,这城市可能不需要新市长,但我们今天需要的是美好、老式、圣徒保罗的复兴和圣经的圣灵再回到教会里。那正是我们需要的,绵羊吃绵羊的食物,不吃教会的杂草。

40

呐,这个巢预备好了,鹰妈妈给小鹰带来食物,它吃了,哦,它在成长。呐,首先你知道,它开始长出一些羽毛。你知道,开始进入恩典的第二步工作。它开始长出很好的羽毛,你知道。鹰妈妈开始往下看,开始想:“你知道,我决不想我的孩子成为小鸡。”就是这样。

你知道,神为此下了决心。他不想要我们成为束缚在地上的小鸡。鹰妈妈说:“我必须确保这点。”首先你知道,它必须让那些小鹰从巢里出去。就是这样。如果它们呆在巢里,就会被束缚在地上。
事情就是这样的。你只要……我常纳闷为什么我们出去,接受了不起的教育训练,要成为传道人,然后进来,带着教会的一切历史、这一切、所有的维他命等等,然后转过身说:“哦,当然,神迹的日子过去了。”
41

你让一个冻得快死的人……你怎么能用画的火使他暖和呢?如果一个人要冻死了,你说:“你看到那堆画的大火吗?’五旬节到了,有响声下来,好像一阵大风吹过,充满他们所坐的屋子。’”

“是的,我正在颤抖。”
“哦,圣灵像火舌一样降在他们身上。”哦,那是一件了不起的事,但那是从前。瞧?那是画的火。你不能靠那个得到暖和。如果我们今天需要火,我们就不能靠历史的火得到暖和。如果亚伯拉罕的神今天不是一样的,保罗的神今天不是一样的,那么历史的神又有什么益处呢?如果五旬节降临的圣灵今天不是一样的,那我们在哪里呢?没错。
42

这就像给你的金丝雀喂食很多含维他命的种子,长出好翅膀,却一直把它关在笼子里,瞧?它就不能使用翅膀。如果你想要说耶稣两千年前死了,再也不存在了,那么学习神的一切东西又有什么益处呢?我相信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来13:8]。他活着。他说:“因为我活着,你们也要活着。”阿们!我为鹰的食物感到高兴。是的。

43

呐,鹰妈妈下决心让小鹰不要太习惯于那巢窝了。神也下决心让一个重生的婴孩不要太习惯于这个世界。是的。他不想要我们习惯这里。他要准备带我们起飞。

鹰妈妈带小鹰起飞前几天,你知道它怎么做吗?首先,它起来,站在巢窝上。一些鹰从这头到那头有十四英尺,是我们现有最大的鸟。鹰站在这巢窝上。鹰妈妈通常是两只鹰中最大的。它会在这巢窝上来回地走,呼啸。哇!鹰发出的声音太尖锐了。它想要做什么呢?它想要把它发出的声音教给鹰宝宝。过不多久它们会陷入危险中,所以它们必须得知道鹰妈妈发出的声音。
哦,我告诉你,这值得你付出代价去听神的声音,神微小而深奥、丰富的声音。那吸引了神子民的注意力。
44

鹰妈妈在这巢窝上来回地走。呐,有时候,它会展开那对巨翅,来回搧展。那些小鹰几乎要被搧倒了,你知道。它们会回头看,说:“妈妈,你是好大的鸟啊!”

哦,我很喜爱这点,因为神有两个翅膀,旧约和新约。他展开翅膀,我们看着它,抬头看,说:“你真伟大!你真伟大!”我们听到神分开红海,领以色列人过去,他叫拉撒路从死里复活;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新约和旧约;同样的神,同样的耶和华,同样的圣灵今天就在教会里,来回运行。“看到我多伟大吗?我是拯救摩西的同一位;我是拯救但以理的同一位;我是将希伯来少年从烈火的窑中救出来的同一位;我是在所多玛和蛾摩拉的同一位;我是跟亚伯拉罕交谈的同一位。哦,我是自有永有的。我现在就是。”
45

哦,有朝一日神要带他的小鹰们单飞。是的,先生。他在准备什么?

瞧,他们只知道巢窝不知别的。他们只知道宗派或信条不知别的。他们是鹰,所以神走来走去,甚至在这聚会上,一夜又一夜地显明他是什么。他说:“我是自有永有的”。他是神,他是耶和华神鹰,想要向人们显明他是同样大有能力的鸟,说:“看到我这对巨大的翅膀了吗?”鹰妈妈说:“呐,你是最年长的兄弟,那些在这里飞翔的鹰偶尔要看看你,我用这对翅膀带他们离开巢窝。要相信我。”
哦,哈利路亚!我回头看五旬节。神在高处展开翅膀,在公元33年将五旬节赐给门徒。今天他仍然将五旬节赐给孩子们。阿们!“我是耶和华鹰;我将你们背在鹰的翅膀上;我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我是那位将希伯来少年从烈火的窑中救出来的;我是那位在燃烧荆棘中对摩西说话的。我是一样的。我想要你走出来;如果你病了,如果你有需要,我要你走出来。我是自有永有的;我是耶和华,要听我的声音。”听我讲,不要接受某只想要跟你交谈的小鸡或食腐动物的声音。你最好听鹰妈妈的。这是他在道中的声音。他要做什么呢?
46

呐,这对大翅膀,小鹰必须信靠那对翅膀。呐,鹰妈妈打量着它的一窝鹰仔,自从小鹰在这个旧教会的巢窝里,它们看上去不很好。呐,鹰妈妈知道它们身上有很多松散的羽毛,如果它把其中一只鹰带到空中,让小鹰带着那些羽毛掉下去,小鹰会折断脖子的。

教会有太多的疑惑,却还想要起飞。是的。有太多的翎毛,太多松散的羽毛,你知道神怎么做吗?他给我们恩典的第三步工作。鹰妈妈站在后面,展开这对大翅膀,开始那样搧展翅膀,从那里扫过一阵大风,使所有松散的羽毛开始飞扬。
哦,当那阵大风即圣灵的洗从天上下来时,所有疑惑的羽毛都会从你身上飞走。阿们!呐,我感到灵里兴奋了!(阿们!)现在开始感到要跟你们交谈了。哦,当那些疑惑的日子,旧的羽毛粘在那里,说:“神迹的日子过去了;没有像圣灵这样的东西。”让那阵大风刮下来,从新约旧约来的翅膀就开始来回地飞,说:“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呐,所有娇嫩的纤毛开始飞起来。你最好不要身上带着那些羽毛出发,如果你出发,你会在空中的某个地方爆裂的。你决不要那样单飞。鹰妈妈在做准备。
47

哦,鹰妈妈搧掉小鹰身上的一切羽毛,确保羽毛都是好的、紧密的。呐,它就要带它们起飞。它们不想去;它们太满足于在那巢里行走了。你知道鹰妈妈接下来怎么做吗?它飞进巢里,用那只大喙把那些羽毛啄掉。它叼起羊皮,扔到外面,扔到墙边。巢里除了荆棘,没有剩下别的东西,这些小鹰过得不舒服了。

你知道,最初你得到圣灵的时候,你知道,大家开始谈论你,取笑你等等。你记得那是怎么样的吗?每次小鹰坐下来,都是荆棘。在后面,你知道……但神不要你习惯于这个世界。他准备带你去某个地方。有时候他让疾病攻击你;让癌症,让肿瘤什么的攻击你,看你是不是准备好起飞。哦,要看你是不是准备好了。所有的羽毛在哪里呢?要看一切是不是正确。
48

是的,医生看着我,说:“你还有三分钟可活。”

“是的,但如果我听从那个,几年前我就死了。”但他只是用某个方式把所有松散的羽毛刮掉。
49

小鹰开始站起来,一切都是悲惨的梯子。它坐下,哦,扎到了它的脚。巢里满都是刺,那些旧的绿蔷薇。鹰妈妈把它们放在那里有一个目的。

圣经告诉我们说我们的试炼于我们比精金更宝贵,而我们却对此大惊小怪。“哦,当别人都在为赢得奖赏奋斗、在血海里扬帆时,我岂可躺在安逸的花床上被带进天家呢?”
我们美国人只想坐在后面娱乐。如果有人说一件事,“我听说你加入了圣滚轮?”
“哦,老婆,我想我再也不会回去了。”哦,你是只可怜的鹰;你可能是只秃鹰,但不是鹰。那是一件肯定的事。弟兄,让我告诉你,是的,先生,你是吃世上东西的秃鹰。但鹰吃新鲜的肉。哈利路亚!
神的鹰吃神的道,只吃神的道。他没有……他吃不下世界上的旧东西。是的,消化不了。他怎么也忍受不了。他想要新鲜的肉。他想要圣灵的清新,出自圣经的神的肉。他渴望那个;他会开车穿过暴风雪和任何地方。当他听到有复兴发生时,他会尽可能地飞向复兴会。
耶稣说:“尸首在哪里,鹰也必聚在那里。”[太24:28]阿们!
不管他们是不是长老会、卫理公会、浸信会,不管他们是什么,当神的大能开始照着神的道降临,真实无伪的鹰都必奔赴那宴席。世上没有任何东西能拦阻他们去那里。无论如何他们都会去神的大能降临的地方。你可以说他们是圣滚轮,不管你想怎么说,他们一样会去,没有差别,因为他们是鹰。他们吃那个。那是他们吃的东西。
50

这只鹰妈妈,到了一个时候,它必须搅动这巢窝,把那些东西都抛出去,把所有柔软的东西扔出去,放一些试炼在你身上。呐,坐在那巢里的小秃鹰会怎么办呢?它决不会从那里出去的;就是这样。但是鹰搅动巢窝,它准备好了。

呐,一天,鹰妈妈说:“呐,我认为带我的小鹰起飞的时候到了。”它从空中呼啸着临到:“是的,妈妈来了。”它们知道。就像一个教会充满了圣灵,当圣灵开始降临时,手就会举起来,“哈利路亚!神在这里。”阿们!“哦,我太高兴了。”嗯,你的邻居坐在那里;你不管谁坐在那里。耶和华妈妈正在进入巢中。荣耀!
今晚让他降临。让他展开他的大翅膀飞过这地方,扶起轮椅上的每个人,叫每个罪人到祭坛上。他必乘着鹰的翅膀临到,阿们!哦,我感到很好。是的,先生,如果你让他进来,如果你邀请他,他就必进来。你听见那呼啸声来到,“我的羊听我的声音;他们可以那样讲。”
51

哦,不久前我在跟一位医生交谈,他说:“比尔。”我在我家乡杰弗逊维尔一所高中的礼堂举行聚会。人们在那里叫喊,赞美主,因为一些事发生了。医生对你说,我说:“医生,你对此是怎么想的?”

他说:“比尔,你知道吗?我认为那些人只是兴奋了。”
我说:“你是个医生,你知道你不可能兴奋,除非那里有东西让你兴奋。”
哦,荣耀归于神,肯定是的。如果圣灵进来,使我们兴奋,有朝一日我们准备飞向荣耀里。它肯定是容易兴奋的。如果那不是容易兴奋的,我就要把它换成某个容易兴奋的东西。
52

我可以用科学向你们证明:任何不动的东西都是死的。是的。你知道,如果婴儿出生,不会叫,没有大哭,什么也没做,那婴儿就是死的。那正是今天教会的问题:我们有太多生下来就是死胎的婴儿。你知道医生通常是怎么做的吗?抓起他的脚后跟,给他一个原始的刺激:打屁股。这就把他修理好了。今天教会需要的是一个美好老式的刺激:圣灵的大能进入教会里,将我们撕裂,震动我们,搅动巢窝,把松散的羽毛刮走。

五旬节派需要一次搅动。阿们!把松散的羽毛刮走。我们中间有太多的疑惑与迷信,“它怎么可能呢?会那样吗?”当然会那样。神的道说是那样的。鹰的食物证明了它是那样的。阿们!肯定是的。耶和华鹰进来,搅动巢窝。教会变得太……它停滞了。是的。最好进来搅动它。
53

哦,你说:“伯兰罕弟兄,我已经得到了圣灵。”是的,但里面还有一些松散的羽毛,瞧?

一次我站在海边。那是密歇根湖,其实就是在那里。我注意到一件事,水涌进来,又退出去。我站在那里,想:“喜乐潮溢我魂,如海涛之滚滚。”我开始思想;我想:“你知道吗?这海里或湖里的水,没有比它完全平静的时候更多一滴。”是的。它有同样数量的水,但它跳跃、翻腾。我想:“哦,怎么回事呢?它有一场复兴在进行。”那成就了什么呢?把所有的垃圾冲刷到岸上了。那正是今天我们需要的,就是神所差来的、美好老式的复兴,把疑惑和垃圾从我们心里除掉,冲刷到岸上,忘了它(阿们!),洁净大海。阿们!那正是我们需要的,美好老式的冲洗。
54

我喜欢有生命、运动着的东西。我是印第安纳州的狩猎监督官,我常路过一股泉水。那是我所见过的最美丽的泉水。无论冬夏,它总是涌流,涌流,涌流,涌流。我想:“哦,你知道,那是我所见过的最快乐的东西。”一天我坐下,说:“泉水先生,我想要问你一件事,为什么你如此快乐呢?你一直涌流什么呢?你那么快乐,是因为野兔喝你的水吗?”

“不,”如果它会说话,它会这样说。
我说:“哦,你快乐,也许是因为牛群喝你的水吧?”
“不是。”
我说:“那是什么使你涌流呢?是因为我喝你的水吗?”
它会说:“不是,伯兰罕弟兄,不是那个。”
我会说:“是什么使你涌流呢?”
他会说:“不是我在涌流;乃是有东西在我背后使我涌流。”事情就是这样。那正是今天教会需要的,就是他们背后的圣灵涌流一点点,把那不信、垃圾以及神迹的日子已经过去的想法等等抛弃。让我们回到耶和华的大能、耶和华大鹰的食物那里,相信我们是亚伯拉罕的儿女,是神所呼召的鹰。要回归福音,回归神的道,回归真理,回归食物、天使的食物、神儿子的食物。鹰搅动巢窝,准备起飞。是的,哦,我知道这些事真是太伟大了。
55

首先你知道,鹰妈妈飞起来,呼啸,小鹰认得它的声音。鹰妈妈降到小鹰所在的地方,给它们演讲,“你们现在就要起飞了。一件事就要发生了,但如果你们信靠我,就不要惧怕。”

好像昨晚讲的亚伯拉罕。“出去;带着你自己的儿子,带他到山顶上,割断他的喉咙。你会信靠我吗?”
“主啊,我信靠你,”亚伯拉罕说。哦!
56

一件事发生在你身上,你生病了。一件事发生了。这件事发生了。有人取笑你。老板说:如果他再逮到你在祷告,就要解雇你。神要给你试炼,看你是什么。每个到神面前来的儿子都必须受试验和管教。是那样的。如果你不能忍受管教,就是私生子,不是神的孩子。当一个人上来,我不管他可能叫喊,可能说方言,可能说预言,可能做他要做的事,但如果他进入那试验中却后退,他就不是神的儿子。不,先生。即使是要夺去他的生命,他还是照样站稳在那里,因为他知道他所信的是谁,并且也深信他能保全所交付他的,直到那日。阿们!

57

呐,鹰妈妈说:“孩子们,做好准备,我要告诉你们,今早你们要单飞了。”于是它拍打它的大翅膀,让每只小鹰都爬上去。哦,我爱那样。在新约和旧约上……小鹰像那样爬上翅膀,说:“好了,把我的希望扎牢。”走过去,张开嘴,叼住一根(你用钳子都不能拔下的)大羽毛,把它的小喙靠在那里叼住,用小钩钩在那里,用那些小爪钩住翅膀,说:“好了,妈妈,我准备好了。”哦!

58

耶和华,什么?全能的神,伊勒沙代,乳养者,大鹰,有翅膀的,圣经,新旧约。只要抓住,不管你需要什么,把你的盼望放在神的应许上,放在那里;不管发生什么事,持守住。握住神不变的手。他伸出手,说:“我是耶和华,医治你们的一切疾病。”抓住它。如果他说:“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抓住它。“饥渴慕义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得饱足。”[太5:6]

牧师说:“今天没有这样的事。”抓住神说的话。用你的钩钩住那里,抓住。现在你就要起飞了。记住,那看上去很危险。持守住。哦,我太高兴了。即使秃鹰要飞,它也不可能做到。小鸡的嘴巴甚至没有钩,它还没从巢里出来就会滑下去。第一次有人说到他的事,他就会说:“哦,我想那是不对的。”
哦,但鹰是特殊受造的鸟。它把那个钩钩在那里,把那双脚抓住那里,它知道如何抓住。弟兄,握住十架的翅膀,任凭它滚动,任凭暴风雨震动,只管继续前进,上升。
59

鹰妈妈展开那对大翅膀,载着那些小鹰,像那样感觉到它们的重量,从磐石上大步跳起来。呐,这些小家伙以前从未感觉到那风。对它们来说那是奇怪的事。

你记得,作为小鹰,第一次你感觉到那阵大风从天上下来,落在你身上,分开的火舌落在他们各人头上,你记得主临到你的时候吗?对你们卫理公会的、浸信会的、长老会的、路德派的、天主教徒、天路圣洁派的、拿撒勒派的等等,那是一件怪事。你已经出生了。肯定你已经藉着相信成了一个重生的基督徒。但是,那风开始刮来。哦,松散的羽毛开始飞起来。我告诉你:一件事发生了。它让你准备好起飞。
60

小鹰抓住了。鹰妈妈张开翅膀,跳出了巢窝。它开始飞得越来越高,飞到了蓝天里(哦!),往上越来越高,越来越高,越来越高。如果那里刚好有一只小鸡,那个时候它就完了,它会散架,掉下来。但这些鹰是特殊受造的。它们知道神。

神呼召了你;他知道你,预定了你,创世以前就把你的名字记在羔羊的生命册上。那正是圣经说的。
敌基督在末日要迷惑凡住在地上、名字从创世以来没有记在被杀羔羊的生命册上[启13:8]。是的。你惧怕什么呢?要搭乘。
不要惧怕,坐轮椅的弟兄。不要惧怕,姐妹。不要惧怕,弟兄。你们有癌症、心脏病的,不管是什么,不要惧怕。神已经邀请你抓住这圣经里十架的翅膀,抓住神的应许,飞到蓝天里。
你说:“伯兰罕弟兄,我以前没有到过那上面。”持守他;他必领你上去那里。
“伯兰罕弟兄,我怎么能那样做呢?我不……我的手从来没有动过,我……”没有任何关系,只管动一下手。神那么说了。阿们!
61

我知道你认为我癫狂了,但如果我癫狂了,就由我去吧。我这样比过去那样更高兴。我这样满足了。那样我还担心、烦燥等等,现在没有定罪了,我感到真好,瞧?所以我喜欢这样。是的,先生。所称为异端的道,我正按着那道事奉我们祖宗的神。是的。

62

呐,鹰妈妈飞得很高了,直到几乎消失不见了。你知道它到上面时对那些小鹰做什么吗?我观察过它们许多次。它把每只小鹰抖掉。“哦,你是残忍的妈妈。”哦,不,你是聪明的妈妈。它把每只小鹰抛到空中,因为它不怕。如果小鹰有足够的信任,把它们的信任放在……它们打量着鹰妈妈的大翅膀。它们知道它是什么。它们见过了,鹰妈妈告诉它们说几年前它们的哥哥是什么。它知道它们正在飞翔;它们知道它们正在飞翔。它知道它们是鹰,它不怕抖掉它们。

神不怕把你放在试炼中。当他对约伯说……撒但说:“哦,是的。你用篱笆四围圈住他。让他……毁掉他周围的篱笆,我必使他当面弃掉你。”
神说:“现在他在你手中了。”
哦!神不怕把他的鹰放在飞行的试验中。他不怕;他在信任你。他不怕把亚伯拉罕放在飞行的试验中。神在信任他。他不怕把亚伯拉罕的后裔放在飞行的试验中,因为神在信任你。
63

鹰妈妈将那些小鹰抛在空中,说:“好的,孩子们,自己拍打吧!”哦!你知道,其中一只……呐,鹰妈妈怎么做?它俯冲到一边,飞过去观察它们。首先你知道,其中一只鹰背朝上,拼命地拍打着。另一个脸朝下,拼命地拍打着。但鹰妈妈在观察它们。小鹰们不在乎,它们正在过五旬节禧年,只管拍打,它们不在乎。即使它们天旋地转,失去平衡了,仍然信靠鹰妈妈伟大、满足一切的能力。如果其中一只小家伙天旋地转,翻转得太快什么的,鹰妈妈就会俯冲到它下面,接住它,再将它带回到恩典里。阿们!荣耀!

64

是的,先生。当神把你带到你所不明白的这些气氛里时,你不要怕,它记在神的道中,因为你查看了他的翅膀。他应许了。只要拍打。哦,我能听见那些人叫喊:“哈利路亚!荣耀归神!赞美神!我怎么做呢?我不在乎,但我过得很愉快。荣耀归神。赞美神!哈利路亚!”

老母鸡在地上抬头看上面,说:“啧啧啧,那么狂热!”它甚至不知道第一件事,还到不了谷仓空地的杆子高。许多时候宗派破坏了它的翅膀,它到不了那么高。
65

也许我最好闭口。但弟兄啊,我知道我在讲什么。是的,先生。那些小鸡不知道有关天上的任何事。他们从未到过那里。

66

不久前,一个人在传讲神的医治。我不想说是谁。他一离开,就有另一个人上去那里,说:“没有像神医治这样的事。没有像圣灵这样的事。那个传道人癫狂了。”

有个乡下的男孩坐在后面,穿着工装夹克,头发下垂,他的口里掉了一颗牙齿,像那样走上来,穿过会堂。他停下来,抬头看那人,伸手拿了一粒苹果,开始像这样削皮。传道人或辩论者说:“扎克,你想要什么?”
他说:“我想问你一个问题。”继续削皮。
那人说:“哦,你想要什么呢?”他只是继续削皮。“说啊,不然我要把你从这里赶出去。”
他说:“我想要问你一个问题。”继续削苹果,拿掉削的皮,切开,把核挖掉,把一片放进口里,开始像那样嚼起来。
那人说:“你想要什么呢?”
他说:“我想要问你一个问题。这苹果是甜的还是酸的?”
那人说:“我不知道;我没有吃。”
他说:“那正是我所想的。”你从未尝过圣灵的味道,又怎么知道圣灵的东西呢?肯定的。你从未吃过,从未试过。试它一次,它是磐石里的蜜。哈利路亚!它是神的大能,要救人,是耶稣基督的复活,是鹰的食物。神的道,神的圣经,神那么说了,那就永远解决问题了。“因为这应许是给你们和你们的儿女,并一切在远方的人,就是主我们神所召来的。”那是神的应许,他持守自己的应许。阿们!
67

小鹰只是拍打,你知道,它们正在过五旬节禧年,只是叫喊、跳跃。它们有……它们相信。如果妈妈能带它们上到那里,妈妈就能照看它们。

如果神告诉我要信靠他,我就信靠他。我不在乎怎么天旋地转,他必帮我解决,我不知道。但我知道的唯一的事,我想要拍打翅膀,我对新旧约的一切信心。哦,来回拍打翅膀: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只要继续拍打、飞翔。不管怎样,如果神差来一阵大风,他抖掉所有松散的羽毛,你能承受,不然神不会带你上去那里。只要让你信靠他一次,看他会做什么。那是你的单飞。哦,我感到真好!你们呢?哦!
68

搅动巢窝的时候。五旬节派教会需要搅动巢窝的时候,需要老式的复兴。好像主说到雅各:“他是神眼中的瞳仁。”他犯错了,但神在旷野找到他。神好像一只鹰搅动巢窝,把雅各背在翅膀上。阿们!

教会犯错了。我们都犯错了,但我们是神眼中的瞳仁。今晚神准备搅动巢窝,差遣圣灵进来,把所有的羽毛抖掉,在这亚基马山谷里有一场警告全国的复兴会。他必这样做。“如鹰搅动巢窝,在雏鹰以上搧展,接在两翼之上,背到空中去,”神说:“他也要这样对雅各做。”主的产业就是他的百姓。阿们!是那样的。神的产业就是他的百姓。
神告诉摩西说:“我是你的份。”
69

那天,我站在旁边。这很好。我正经过……汤米·欧斯本弟兄,这位甜美的基督徒弟兄,在波特兰,当疯子冲上讲台要杀我的那天晚上,汤米·欧斯本被带到了他的事工中。后来他去海外,行了……他是……他是神的圣徒。我看着他的大厦,他领我经过那里,那大厦太漂亮了。

接着来了我可爱的奥洛·罗伯茨弟兄,最甜美的人之一,最好的人,神把巨大的财富托付给他等等。我去到他的大厦,经过那里,看见那些东西都以三位一体的形式建造。里面没有玻璃,都是进口的大理石,天花板是铝,都是铝线连在一起,那里有五百台机器什么的,就像流水线经过,还有信件等等。我想:“哦!”
70

我走到外面,对费希尔弟兄说,我跟他一起去非洲宣教。他带我经过,我从镜子旁边经过,看见那些美丽的大手伸下来,好像神的手一样,好像罪人的手伸向主。我的心欢喜得直跳。我想:“神啊,我为奥洛·罗伯茨多么感谢你。我为一个五旬节派的、出生在那边防空壕里的男孩能达到像这样的成就而感谢你。”我说:“神啊,我多么感谢你。”

我站在外面,清醒过来,走过去取我的车。有东西对我说,那是撒但,他说:“你怎么样呢?奥洛的事工是从你出来的,汤米·欧斯本的事工也是从你出来的。你这个样子,你的IBM机器在哪里呢?”
在一台拖车的后面,利奥弟兄让我把办公室放在里面,里面装了一部电话,还有一台二手的打字机。“那又怎么样呢?”
我说:“哦,我肯定不喜欢让他们来看那个。”
撒但说:“你瞧,神不信任你。”
我说:“我想是的。”瞧?“我想,所有的弟兄们都有那些,神却不信任我,就是这样。”我站在那里观看,我真的破产了。我想:“神啊,我极其艰难地尝试等等。”然后我说:“看看你所做的事。”
就在这个时候,我听见一个声音说:“但我是你的份。”阿们!
我想:“神啊,帐篷或草屋,我岂是在乎?他们在那边为我建造房屋,有红宝石、金刚钻、白银精金,他宝库充满,财富也数不清。我是王的孩子,是鹰,是王的孩子,有耶稣作我救主,我是王的孩子。”哦!
71

只要搧展,只要继续,不管是上升还是下降,不管你往哪边走。鹰妈妈翱翔着站在那里,就在附近。神的眼睛看顾麻雀,我知道他看顾我进出教会,要看我是不是天旋地转,事情是不是发生。大翅膀,神的道必再接你上去。

有人说:“那是野火。”我宁愿有一点野火,胜过根本就没有火,你知道。是的。我们可以接受这对大翅膀,背回到正确之处。对吗,弟兄们?想一想,这是不是有点偏离秩序,哦,我们只要把他们接到翅膀上(你瞧?),绝对是的,将他们再带回到恩典中。如果他们……让他们拍打。是的,先生。只要让他们前进、叫喊、赞美主、呼喊,“哈利路亚!”跳灵舞,不管他们想做什么。他们偏离了秩序,我们这里有一样东西:翅膀。如果你是鹰,神就决不会让你掉下去。他必接住你,再升上去。呐,如果你是秃鹰,不管怎样你都会跌倒。所以,你会摔在地上。但如果你是真正的鹰,就会听神的道。阿们!你必知道那是鹰妈妈的翅膀带你再回到恩典中,阿们!
72

不久前,我听见一个故事,说:“一个农夫要让母鸡抱窝。”我不知道这里一窝蛋需要多少个。在我所来自的南方,需要十五个蛋形成一窝。这里也是一样的吗?

“这个老农夫只有十四个蛋,他拿了一个鹰蛋,放在母鸡下面。”看到他得到了什么样的收成吗?事情大概就是这样的,一窝里大约有一个。你得到的大概就是这样(是的。),一窝里大约有一只鹰。
73

老母鸡坐在这些蛋上,最后所有的蛋都孵出来了。如果那只小鹰在那群小鸡里不是个丑小鸭……哦,它是小鸡们所见过的样子最滑稽的东西。当你们真的在一大群形式化、冷淡和一群信条等等中间被孵出来时,你们一些人大概也是这样的,我们说:“我们在天上的父,愿人都尊你的名为圣。万福马利亚,你是有福的。”其它各种这样的东西。“我们相信其它各种的东西(你知道);我们相信圣而公之教会,哦,相信使徒信经。”

我希望有人能在圣经里指给我看使徒信经。那不是使徒信经。如果他们有任何信经,就是悔改。那是彼得在五旬节告诉他们的:“你们各人要悔改,奉耶稣基督的名受洗,叫你们的罪得赦,就必领受所赐的圣灵。因为这应许是给你们和你们的儿女,并一切在远方的人,就是主我们神所召来的。”[徒2:38-39]这才是使徒信经。这才是,而不是什么:“我信神圣的罗马教会;我信圣徒相通。”任何人相信圣徒相通就是承认他们是通灵术者。是的。
74

在神和人中间只有一位中保,乃是降世为人的基督耶稣[提前2:5]。我不相信圣徒相通。圣徒已经去世了。亚伯拉罕说他是个……耶稣说:“他在亚伯拉罕的怀里。他不能来这里,也不能去那里,两样都不能。”问题就解决了。有深渊限定,他们不能过来过去。没有圣徒相通。是的。我们唯一的相通就是藉着耶稣基督。那是我们的中保。

圣经说:“在神和人中间只有一位中保,乃是降世为人的基督耶稣。”没错。基督磐石我所稳踏,其它地方都是流沙。
75

这只小鹰……母鸡让它离开巢窝以后,你知道,它似乎跟在后面。你记得你好像不得其所吧?“嗯,”它说:“这似乎不对。”走进满是灰尘的院子里,母牛和马从那里走过,尘土飞扬,嗯,太臭了!它说:“这似乎不对。”它像那样抬头看,说:“喂,上面怎么样呢?”

母鸡说:“咯咯咯,咯咯咯,神迹的日子已经过去了,没有像在空中飞这样的事,那是不可能的。”没有解决,你知道。这不适合它的大餐。它知道上面某个地方有更好的东西,于是它昂着头继续走。
母鸡说:“孩子,不要听它的。它是那些怪物中的一个。”你瞧?
当鹰在小鸡中间不得其所时,就是这样的。瞧?母鸡走到大粪堆上,开始抓刨,说:“咯咯咯,咯咯咯,我们要吃……今晚我们要在这里吃一顿夜宵,我们要付钱给牧师。我们必须出售某种东西来付钱……”
当到了像那样的地步,教会就应该关门。献上你的十分之一,牧师就得到薪水了。
“我们要有邦科游戏,要在这里有其它所有的东西。”
那只小鹰开始走,说:“咻!我受不了那个。哼,哼。”
76

哦,它继续抬头看,抬头看。不久,母鹰在寻找它。母鹰来了,它俯冲下来,看见了小鹰。哦,我太高兴了。哦,它呼喊:“亲爱的,你不是小鸡,你是我的孩子。”

哦,我记得我最初听到圣灵洗的时候,神在我心里呼喊:“这是给你的。我呼召了你。哦,你不是小鸡,你是我的孩子。”
哦,小鹰听见了那个喊声。当母鹰又飞过来时,它说什么呢?它不是说:“咯咯咯。”它说:“荣耀!哈利路亚!赞美主!”对小鹰来说,那听起来很好。阿们!那正是它……那正是它生下来的目的。那正是为什么他的名字从创世以来就记在羔羊生命册上的原因。“我的羊认得我的声音。”当他们听到那声音,对熊来说那就像磐石上的蜜,它会整夜地舔。瞧?来到……它知道有一样东西。“亲爱的,你是我的孩子,你不是小鸡,你是鹰。”
“哦,妈妈,是那样的吗?”看看那对大翅膀。
“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我是自有永有的。”阿们!那听起来很好。是的!
“妈妈,我能做什么呢?”阿们!
“你只要尽可能地跳高,开始拍打翅膀,我会接住你。”阿们!哈利路亚!小鹰拍打了四五次,跳了一大步,跳到了杆子顶上,就在组织中间。
鹰妈妈又飞过来,说:“亲爱的,你必须做得比那个更好,不然我不能接你上去。”
77

今天我们需要的是一次搅动巢窝。今天我们需要的是圣灵的大能。今天我们需要的是鹰的食物,传讲耶稣基督仍然在医治。他是一样的。“我所做的事,你们也要做。”

今晚你知道耶和华的大翅膀飞过这里,来回地挥动他的灵,主的天使照片被拍下来,在旷野、在新约的火柱,在末日是一样的,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你岂不高兴吗?人们得了医治,被圣灵充满,说方言,翻方言,神的大能来到,主临近了,神聚集他的教会,你们不高兴跟神一同在这样的事里面吗?高兴。阿们!咻!
哦,我不知道他是不是走了很久;似乎我现在出发了。对我来说这个感觉很好,知道它是真理,而不是圣诞老人的故事。它是永生神的真理。你们相信吗?是的,全心相信吗?你相信我们需要一个搅动巢窝的时候吗?你还需要圣灵吗?你相信我们需要主的灵重新浇灌吗?你相信教会需要重新受洗吗?你全心相信吗?现在让我们开始一件事,好吗?你准备去到大风下吗?你准备这样做吗?你相信吗?
78

让我们起立。这里有多少人还没有圣灵?多少人还没有圣灵,请来这里一下。从阳台上走下来。这是搅动巢窝的时候。让我们把那些松散的羽毛抖掉。除非我们把这些羽毛抖掉,否则不能医治或有真正医治的聚会。神决不会领我们上去,直到我们把这些羽毛从身上抖掉。

现在来吧。每个想要来到圣灵大能之下的人,上来一下,站在这祭坛周围。我相信今晚神必在这里浇灌圣灵,摇动这东西,把这里所有松散的羽毛抖掉,像那样把他的鹰接在翅膀上,带我们出去举行一场复兴会。
79

我想要看到一场在这里发生的复兴会。我想要看到每一个教会都火热起来,神的能力降临。需要……弟兄,从阳台上下来,不要推迟太久。让我们……如果你是个罪人,也上来。你们没有圣灵的,过来吧。你们没有悔改的,上到祭坛周围来。

“哦,”他说:“太远了。”
如果你没有得到它,有一天在地狱里,就太迟了,不可能回来悔改了。这里比从地狱过去近多了。过来吧。所有对战斗不确定的,都在选择地狱的路线。过来吧,是那样的。鹰,过来吧。今晚你听到主呼喊了吗?你感觉到他的同在了吗?你感觉到那风在说:“是这样的,这就是了,是这样的”吗?
这是他们在五旬节得到的同样的东西。这是神的真实能力。是这样的。我在等候,他们正从阳台上来,一些人正在下来。
80

“有一血泉,血流盈满,”弟兄,请你弹风琴。让我们现在唱歌,等候所有的鹰聚集。

哦,赞美主,赞美主,哈利路亚!
彼得在五旬节说:“这个就是那个。”如果这个不是那个,我要持守这个直到那个来到。阿们!来吧!
有一血泉,血流盈满,流自以马内利。
你们想要为神做工的,如果你是家庭主妇,主必赐给你说方言的恩赐;他必赐给你说预言的恩赐,必为你做一件事。你愿不愿意上来?现在把松散的羽毛抖掉。
立去全身罪迹。
你愿不愿意过来?罪人朋友,从阳台过来,走下来。过来吧。你们所有只是接受基督作个人救主却还没有被圣灵充满的人,你们愿不愿意到祭坛周围来?神祝福你,女士。
立去全身罪迹,(女士,就在这里,就在这边。)
罪人只要投身此泉,立去全身罪迹。
81

听着,朋友们,这是你讨神喜悦的唯一方式,就是顺从他。到神面前来的人必须相信。瞧,你们一些卫理公会的、浸信会的、长老会的,或者一些还从未领受圣灵的,神会让我做他晚上在这里做的这些事吗?他会差遣我七次环球去工场上吗?如果我没有真理的概念,他会那样做,让几百万的灵魂被赢取吗?他会让我做这些事,行他说在末日要差来的神迹吗?从我们主的日子起,我们在以前的历史就从未见过或读过那些神迹。如果我错了,为什么他让我带来一个信息?他决不会祝福一个谎言。但他让我带来信息,因为我传讲的是真理。这是道路。

82

听着,你们天主教徒朋友,你知道童女马利亚必须上去领受圣灵,摇摇晃晃,好像喝醉了一样,神才能让她进天国吗?你少了那个要怎么去那里呢?你的教会、信条,不管是什么,即使是五旬节派信条,是浸信会信条或卫理公会信条,不管是什么,你少了圣灵的洗就决不能进去。没错。

你说:“这似乎很奇怪。”
是的,先生,什么使这些人像那样举止呢?是因为他们从上头生了。他们的灵属于另一个国。他们的国在上面。耶稣说:“我的国若是这个世界,我的民就必为此争战,但我的国是在上面。”是的。
83

你愿不愿意上来?让我们再唱一次,好让我肯定。我整天祷告求神充满这个地方,前所未有地摇动它。

当日一盗,临终欢欣,因见……
你现在全心相信吗?那就从过道下来吧。你愿不愿意下来?朋友,我奉基督的名劝你。
我罪可憎,不比他轻……(如果你否认主,你跟他一样可憎。)
在此也都洗净。(上来吧,是的。)
在此也都洗净,在此也都洗净。
我罪可憎,不比他轻,在此也都洗净。
84

你全心相信吗?现在,让我们安静站立一会儿。呐,如果你看我是主的仆人,如果你这样看,我很感激。我能帮助你。呐,你们所有在这里寻求神圣灵的人,请举手。你饥渴。

耶稣说:“饥渴慕义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得饱足。”
呐,这里有一群人,在我们去那里的房间之前,我想要处理。但我要你们在这里寻求圣灵的人跟随其中一个传道人。谁?你们哪一个?这里这位弟兄。跟着带领的,进入房间呆一会儿。像这样进去:“主啊,如果你不给我圣灵,当你回到地上时,我就会躺在这里。”瞧?不要……不要闹着玩。如果你闹着玩,就永远一事无成。你必须动真格的。你必须去到神面前,相信你会得到他说的。为什么?为什么他说……刚才我说,那些人赶不出那污鬼。他们说:“为什么我们赶不出那鬼呢?”
主说:“因为你们不信。”
不是他们没有能力赶鬼,而是他们没有信心赶鬼。呐,你已经得到能力去领受圣灵。你已经有圣灵在你身上,因为你饥渴,耶稣说:“你是有福的,因为你饥渴。”
呐,听我说并且相信。现在进去,到里面,我在这里处理另一群人。在里面呆一会儿。好的。
85

呐,你在这里找到位置,从这边去一个房间里,我们就不会打扰其他人。有时候,人们正在寻求圣灵,他们认为有人在后面。我带来了琼斯先生,他坐在后面。但当你意识到大家都要跟你同死,事情就会发生。是的。去到房间里。

86

让我们所有得到了圣灵的人说:“赞美主!”看看这伟大的……看看这伟大的能力。呐,你们所有志愿工作者,现在跟他们一同走进去,所有的志愿工作者。你们一些传道的弟兄,如果你也想,就进去,去到那里面,确保一切都准确无误地进行。我们想要他们领受圣灵真正的洗。进到房间里,等一下我们可以在这里见到你们。

有一血泉,血流盈满,流自以马内利,
罪人只要投身此泉,立去全身罪迹。
立去全身罪迹,立去全身罪迹,
罪人(还有人想要去吗?还有人吗?)只要投身此泉,立去全身罪迹。
现在让我们存敬畏的心低头。[原注:伯兰罕弟兄哼歌。]
我将用那更美歌声……
87

呐,你们低着头,闭上眼睛,如果这里还有人感觉到你自己不是基督徒,你不是基督徒。你说:“我本该去到那里。但我想要向神举手,说:’神啊,赐给我勇气,不要让我死在这光景中。’”

朋友们,我们不是在玩教会游戏。它跟你们在不同的信条和教会中受教的东西相比是古怪的,但这是圣经。起初就是这样的,神是无限的,不可能改变。这是一样的。处方说:“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
88

呐,如果你不知道基督是你的救主,你只要是绅士、女士,就举手,说:“伯兰罕弟兄,请为我祷告。我不是基督徒。”

神祝福你,年轻女士。在阳台上,到左边,地板上,这里有人愿意说:“伯兰罕弟兄,我不是基督徒”吗?神祝福你,女士。我对一个诚实的人有胆量。如果你不诚实,你对神就一事无成。这里呢?神祝福你,女士。神祝福你,孩子。
在阳台上的,在我右边的,请举手,说:“我不是基督徒。”神祝福你,女士,神祝福你。“我不是基督徒,但我真的想要是,伯兰罕弟兄,请祷告神赐给我勇气上来。如果他不赐给我勇气,就不要让我这样死去。”
孩子们,你们肯定不想那样死去。什么使你……什么使你举手呢?因为你里面有东西,你生来就是鹰。就是这个使你举手。呐,不要让那些纤毛等东西拦阻你去天上飞翔。为什么今晚不这样做呢?
89

我们的天父,这里有那些分别出来的人,有很多人,他们大多数是正在青春期的年轻人,还处在十字路口。我注意到那些美丽、可爱的年轻妇女、年轻男子举手。主啊,他们在饥渴。摇滚乐和世界上的东西决不能使人心里的那个地方满足,直到神进入那里,因为那里有地方是给神的。当神造人时,他为自己造了一个地方居住,任何东西都不能取代他。

父啊,让他们知道发生在他们身上最大的事就是信服临到他们的魂,他们想要事奉你。父啊,我为他们祷告,现在,当我们低头的时候,那些举了手的人会走向那个房间。主啊,那些年轻的孩子,只不过是十几岁的孩子。
父啊,我祈求所有举了手的人都有勇气,父啊,愿我的祷告达到你面前,再叩一次门。[原注:伯兰罕弟兄敲讲台。]请应允。愿他们进去,这是他们所做的最伟大的事。
我能记得在我青年时代的早期,那天晚上我在饥渴,我感觉到你敲我的门,主啊,我很高兴我让你进来。现在我是个中年人,比一生从前的时候更加爱你。
90

神啊,决不要让任何事发生。如果我不能服侍你,现在就把我取去。让我现在就去。服侍神是何等的喜乐,何等的荣幸。主啊,将它赐给这些年轻人。他们有了可怕的争战。看看他们,看看他们所得到的,看看他们的电视:腐烂、污染。看看他们就要面临的国家:政治腐烂透顶,敌基督正在上台当权。世界、美国人不知道挣扎是什么。他们不知道该怎样做。他们从来没有漏掉一顿饭。神啊,看一看。魅力和好莱坞,已经进入了众教会里流水线式的宗教,成了最新型的好莱坞。不再有整夜老式的祷告会、苦斗、祷告和围绕神的事团契,不再有透彻的祷告。

神啊,这些孩子需要那个。我祈求他们今晚领受圣灵。主啊,我继续闭着眼睛。我要相信你会差他们每个人径直去那房间。父啊,请应允。主啊,让它成就,请这样做。那天我可以跟他们握手,说:“是的,一天晚上我讲了一个断断续续的信息:’如鹰搅动巢窝。’”
91

你搅动了他们所生活的世界的巢窝。主啊,他们对世界感到厌倦。他们正在举手,正在抬头看。你真伟大!你真伟大!主啊,愿他们逃进蓝天里,可以在那上面跟同样福音的至亲者团契。愿他们吃到鹰的食物。主啊,请应允。不是成为束缚在地上的小鸡,那狼……那些年轻女士,今天她们有老狼的那些东西,布吉伍吉舞,摇滚舞,主啊,让他们知道就是这东西要从他们身上撕掉宝贵的魂,送他们去魔鬼的地狱,使他们的心生茧,通过这些旧的电影故事、真实故事拖住他们的心,而那些故事都是谎言、虚构的、编造的。让他们看到神的这对大翅膀,新旧约,说:“我要在那磐石上站稳立场。”

主啊,请应允。我相信他们每个人现在都在那房间里。请应允,我奉基督的名祷告,阿们!
92

让我们安静地站一会儿。[原注:一位弟兄说方言,另一位弟兄翻方言。发了一个预言。]哈利路亚!荣耀!

赞美神!朋友们,那是……如果我明白圣经,那是神的声音以确认回话。他尊重那个。他说了什么呢?不要背逆,要进入房间。每个在基督宝血外面的罪人,走向房间,朋友。如果圣经不……原谅我说“如果”。我们知道圣经是对的。那不是我的声音,那是神的声音说话。对你们生病的人,你们听见他说什么吗?那是给教会的信息,瞧?那是圣灵。
93

现在让我们唱:“在十架,在十架,我已见主恩光。”让这里的每个罪人往后退,好吗?往后退。[原注:磁带空白。]

在十架,在十架,我已见主恩光,(是的。在队列里往后退。)
罪重担从我心皆脱落,(你们其他人请坐。)
在圣架我因信……(志愿工作者赶快去房间),到如今我……
每个想要自愿做志愿工作者的,请上来。他们正在那里的房间聚会,人们在那里领受圣灵。
在十架,在十架,我已见主恩光,
罪重担从我心皆脱落,(脱落了。)
在圣架我因信眼明亮,到如今我终日常欢乐!
[原注:伯兰罕弟兄哼歌。]让我们来哼这歌,向神举手。[原注:伯兰罕弟兄哼歌。]
脱落了……
神啊,我们爱你,主啊,我们爱你。[原注:伯兰罕弟兄哼歌。]
我因信眼明亮,到如今我终日常欢乐!
现在慢慢地、甜美地唱。用你唱的调子……
在十架,在十架,我已见主恩光,(在巢里你看见。)
罪重担从我心皆脱落,(我看见了两只大翅膀。)
在圣架我因信眼明亮(我爬到上面去了),到如今我终日常欢乐!
[原注:伯兰罕弟兄哼歌。]哦,我实在不能让那个就这样过去。那甜不甜美?你心里有没有感觉到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