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0803 亚伯拉罕

1

让我们仍然站立一会儿。对不起,今晚我有点迟到了,但我是因为去了那里的急症室,所以被耽误了一会。我们坐下之前,我想要在这里读一点经文,是在《创世记》,讲完我昨晚开始的题目。在《创世记》22章,我们从第7节这里读起。

7以撒对他父亲亚伯拉罕说:我父。亚伯拉罕说:我儿,我在这里。以撒说:看,火与柴都有了,但燔祭的羊羔在哪里呢?8亚伯拉罕说:我儿,神必自己预备一只作燔祭的羊羔。于是二人同行。
还有14节。
14亚伯拉罕给那地方起名叫耶和华以勒,直到今日人还说:在耶和华的山上必看见。
当我们借着祷告就近这道的作者时,让我们现在低头一会儿。
2

最仁慈的父啊,今晚我们很高兴,亚伯拉罕的神是我们的神,我们藉着耶稣基督靠应许成为神的儿女。今晚他对他的儿女跟他对祖宗亚伯拉罕是一样的。因为他对亚伯拉罕所做的,祝福不仅是应许给亚伯拉罕的,也是应许给亚伯拉罕后裔的。当那位大有能力的来到,那位大能之子主耶稣,他为罪、为我们的罪被献上,使我们能藉着他的义成为亚伯拉罕的后裔,藉着应许成为神的儿女。

父啊,我们祈求你今晚将亚伯拉罕拥有的信心赐给我们。当我们谈论神的道时,愿圣灵证实你所写的一切道。当这祷告队列结束,当我们今晚离开这里,动身返回各自的家里时,愿我们像那些从以马忤斯来的门徒一样说:“在路上,他和我们说话的时候,我们的心岂不是火热的吗?”今晚让主做他钉十字架前所做的事,今晚使这个以马忤斯人知道主已经从死里复活了,我们就会速速告诉其他人,“主果然从死里复活了,已经在亚基马向我们显现了。”我们奉耶稣基督的名求,阿们!请坐。
3

有很多人把手帕放在这里;每个晚上我都为它们献上祷告。我记得在南非,有一本书,我相信是朱利安·斯达茨克列夫随军牧师写的。他写了这本书,我相信是《先知访问非洲》。他们有几麻袋装满了邮寄来的手帕放在讲台上。报社的编辑、记者说:“伯兰罕弟兄非常迷信。他在为一块布祷告。”他们只是……他们从未听说过这事。你瞧?当然,那是福音的一部分,是神已经应许他祝福的东西。我们在全世界为这些布有一个祷告链。一些人十二点起来,一些在凌晨三点起来,我们都根据东部的标准时间旅行和祷告。我们从我教会把那些布寄到全世界去。人们起来,为别人祷告,不是为自己祷告,而是为别人祷告,别人为他们祷告,就像我们晚上在这里做的。我告诉你,你应该看到主所行的大事的见证传进来。

4

昨晚在急症室说到,有个德国妇人,不久前我们寄了一块布条给她,她拿到了祷告布。我过去常寄手帕,但当他们人数太多时,我就不能那样寄,所以我就拿了几百码的布条,坐下来为布条祷告,把布条寄给病人和受痛苦的人。一个德国妇人,她拿到了说明书,人们给她翻译出来德语是什么意思。你先叫你的牧师,如果牧师不能来,就从邻里叫某个好基督徒或你的某个家庭成员来,承认你一切的过错,如果你有任何过错的话。然后再祷告。

拿这块布,别在内衣上。按手在上面,告诉神,如果他让你痊愈,你会用剩下的一生服侍他。呐,如果你这么做,在每次献祭的时刻,即东部时间九点、十二点和下午三点,那是我在同一时间祷告的时候,我们昼夜不停地传递,像那样昼夜不停。你只要……神不可能忽视那个。在全世界,同一个时刻,成千上万人同时发出祷告。
这个德国妇人把布条别在身上,叫来邻居和牧师;她得了二十多年关节炎,坐在轮椅上。这事听上去有点可爱而有趣,但她把布条别在那里,说:“魔鬼先生,你再也不能压制我了,所以出去吧。我来了。”她从轮椅上起来,走开了。
就这么简单。信心就是这么简单。我花了这几个晚上传讲信心,就是因为人们想要使信心复杂化。神没有使信心复杂化,是我们使信心复杂化了。我们正往那里去,想要在那里得到一样东西,而它就在我们身边,简简单单。如果你有足够的信心从地板上走过去,你的信心也足以得到神所应许的任何东西。如果你有足够的信心举手,嗯,你也有足够的信心得到其它任何东西。那是简单的信心。只要用牛膝草涂抹,我已经在信息里告诉过你们。只要接受宝血,凭着简单的信心,就像你吃喝、开车、说话或做其它任何事一样,就是这么简单。但是,当你开始想:“哦,我能那样做吗?我能这样做吗?”瞧?你就在离开主想要的东西。你必须回到简单、孩子般的信心上,只要相信神,说:“神这样应许了。我的产业,基督已经为之受死了,它是我的。”继续往前走,相信,不要对此想别的,只要……是的。一切都结束了。你必痊愈。
5

呐,我知道这是真理,因为我试验过了。但是,如果你心里有未承认的罪,肯定是不行的。你必须承认你的罪,相信主耶稣基督,接受他作你的医治者,就像你接受他作你的救主一样。

他们说:“救恩?伯兰罕弟兄,神的医治会持续吗?”神的医治跟信心持续得一样久。当你到了一个地步,说你不再得救了,记住,你就立马失丧了。当你的承认下降时,你的信心就下降。
呐,首先,《希伯来书》说耶稣基督是大祭司,为我们所承认的代求。在神能为你做一件事之前,你必须先承认他已经做了。他是我们承认的大祭司。当然,钦定本说“宣称”,宣称和承认是同一个词,瞧?宣称他是或承认他是。瞧?宣称,我宣称我是基督徒或承认我是基督徒。没有差别。
呐,妇人摸他的衣裳,经上说:“你的信心救了你。”
6

呐,这里这些希腊学者会告诉你,那个词在希腊文里是“索佐”,意思正是“身体得救或心灵的得救”。翻译上是一样的。“索佐”,你的信心索佐、救了你。你的信心救你脱离地狱;你的信心救你脱离死亡;你的信心救你脱离疾病,瞧?那是“索佐”,同样的词。你为自己的得救对神所存的信心,跟你为医治所用的信心是一样的,很简单。相信它,照着它行动。不要接受任何感觉,不要接受任何世界上的事,只是普通的信心。你不需要感觉任何东西,不需要……你唯一需要做的就是相信一件事,相信耶稣死了,使你能得救,救恩是你的。信心就是这么简单。

7

那天,有个……我四处走动,有个传道人坐在树下。圣灵对我说:“去跟他交谈。”我走到那里,他妻子出来,一群人在这里,他们拿不到祷告卡,不知道有一个急症室;他们不得不回去。看到神的恩典了吗?

呐,当我在那里时,圣灵降下来,开始揭示各样的事。那些人开始哭泣,举止失常。我说:“你带了一个印第安人来,那人在哪里呢?”我说:“那印第安人是个小女孩,她发烧,发烧使她的大脑瘫痪了。”
那人开始哭泣。他是去印第安人那里的宣教士。他说,我说:“叫女孩来;我们要为她祷告。”我说:“她父亲没有足够的钱能再停留一个晚上。”
这是令我伤痛的事。我不知道事情是怎么发生的。我必须要改变我做事的方式,因为通过这些异象我没有跟足够的人接触。
8

美国人,我们被教导得太久了,我们必须互相按手。那正是我的呼召所要做的。主的天使告诉我,我生来是要为病人祷告。我有疑问,他说:“藉着这些迹象,会使他们相信。”

我说:“他们不会相信我的。我没受过教育,他们不会相信我。”
他说:“藉此他们必须相信,因为你必知道他们心里的意念。”
许多时候,有时候我希望我还有别的东西。因为许多时候我站在人们面前,他们用手指着我的后背,却称我是弟兄,我知道那是错的。瞧?我跟一些人站在一起,他们留下来说:“哦,伯兰罕弟兄,我得到了圣灵,”类似这样。我知道他们跟另一个人的妻子同居或跟其他女人的丈夫同居。你知道不一样,却得站着吞下去,那真是伤人。决不要贪图,决不要那个。你不知道随之而来的是什么。瞧?
9

我的一个好朋友,是个传道人,我们坐在桌上。我写信给他,他是个好人。一天我遇见了他,当时我正坐在桌上吃东西,就在路易斯安那州,发生了一件事。我往桌子对面看,我希望我不会这样做。从此它伤害了我。即使我不愿这样做。故此,我竭力尽可能远离它,免得看见。我不……我不想有那个感觉,我想要相信还是有人爱我的。瞧?你不想要有它,你没有意识到你必须抗争什么,知道……呐,人说的话,有时候跟人心里的意思是不同的两件事。你不愿意知道这点,因为我爱人们,我想要以真正的爱来爱他们,不知道他们想什么。但那没有任何两样,我想要爱人们。呐,但我们越简单,就会越好。

10

我刚才说到印第安人,我记得我第一次跟印第安人打交道。我对着这位宣教士答应主,当我为小女孩祷告,打发她回家,如果……我说:“主啊,如果你让那孩子康复,我就去保留区。”

我记得在凤凰城,第一次在圣卡洛斯的阿帕契人那里,我第一次为印第安人祷告。我总是非常同情印第安人,因为他们没有受到很好的对待。我们知道这点。所以,许多年前的那天晚上在圣卡洛斯,他们……我们去到了那里,说:“只有印第安人。”
所以,他们在保留区,哦,那天下午太阳下山时,看到大家坐在毯子上,站着、坐着等等,真是很美。我在神召会的小宣教团里,站在走廊上,一个讲道,一个翻译,那妇人……他们没有什么句子、段落或标点,谈话有点粗糙。所以我……
11

妇人翻译,然后我继续讲,我说:“呐,你们大家,我同情你们。”我说:“但我只是一个美国人。”我说:“我认为把你们从这些地方和其它地方赶出去是不对的。”我说:“我认为这是沾在国旗上的最大污点。”我说:“如果日本赢得了战争,像那样把我们从一个地方赶出去,我们会怎么想呢?肯定很不好。你住在这里,得了肺结核等等,饿得半死,还有别的东西,打发几百万人到海那边去要救济,就是这样。”瞧?什么?圣经说:爱从家里开始。对一个真基督徒……记住,我们不是美国人;他们是。神把这个国家赐给他们。我们进来,踩在他们头顶上,用武力从他们那里夺走国家,把他们赶到某处的沙漠里,赶到最贫穷的地上。就是这样。给他们一点抚恤金或别的东西,大约仅够喂养一个孩子。我总是同情他们。我的外祖母领取抚恤金。

12

呐,在那里,那天晚上……有个印第安人是个陌生人。他就像一头骡子,不会吃陌生畜栏里的东西,他站在那里,四周看了一会儿,你可以看到他们低着头。他会站着听你,但你不知道或不认为他在听你,但他正在接受你说的每句话。

当聚会……当我讲完道,我说:“现在我来向你们介绍某个人,他会给你们正确的待遇,那就是耶稣基督。”我说:“他爱你。我来这里代表他。”政府等等可以代表国家,但我不能,我说:“我来这里代表他。他会给你们正确的那种待遇。”
呐,当我讲完了这话,我说:“呐,所有想要接受祷告的人……”不必要,你不可能发祷告卡,因为没办法让他们排队上来。你必须在这里留一点地方,当人愿意时就让他经过。我说:“呐,你们所有想要接受祷告的人,请站起来。”
哦,我在凤凰城撇下了西班牙人,哦,真可怕;他们有几千人要进入队列。呐,我说:“事情……”我说,我观看,我想大家都会跳起来,跑上来。但没有人跳起来,跑上来。大家都安静站着。我说:“你把我说的话传递下去了吗?”
妇人说:“是的,先生。”
我说:“再说一遍。”我说:“每个想要接受祷告的人,请从这边走上台阶,从这边过去,带着信心相信耶稣基督,相信我告诉你们的话。”没有人上来;大家都安静地坐着。根本没有人上来。过了一会儿,宣教士回到房间里,把一个印第安妇女带出来。哦,我转过身,往我后面看,我还没看到人,他们都把这些小婴孩放在这个小支架里,背在背上,你知道,靠墙挂着。那里有一群妇女。一个带着孩子的妇人过来,你知道。她看着我,我说:“我能握住你的手吗?”非常宽大的手腕,她看了我一会儿,我看着她,说:“呐,这妇人患了肺结核,她还有青光眼。”
翻译这样说了,妇人便转过身看我,“你是怎么知道的呢?”为她祷告。
13

第二个人过来,不是因为不道德的生活,但她必须那样生活,她得了性病,不洁净;不是因为不道德的生活。她看着我,当时所有的印第安人都彼此相看。接着是个小女孩,妈妈跟她在一起;所以我说:“小女孩发了烧,发烧使她聋了。她不能说话,也听不见,是个哑巴。”当翻译对那母亲说了那话时,那母亲点头说“是的”。女孩的父亲是位酋长,我把小女孩抱在怀里,为小家伙祷告。她的头发像马的鬃毛一样粗糙,你知道。我为她祷告了,像那样把她放下来。我说:“瞧这里,亲爱的。”我说:“你听见我说话了吗?”我把她的头转过来,像这样做[原注:伯兰罕弟兄拍手。],四处看。她那双小眼睛到处看我。我说:“她能听见,我肯定她能说话。”

她开始讲个不停,类似这样。“哦,”我说:“她会讲得比这更好。”
翻译说:“现在她的听和说都好了。”她准备……好了。
14

接下来是个对眼的小男孩。印第安人便开始观察。接下来,一个人走出来,低着头,有点愚钝,他的阿帕契丰满的脸颊下垂,头发垂到眼睛上。我说:“呐,小孩子,小男孩想要接受祷告吗?”

翻译说:“大妈,是的。”
我说:“呐,小男孩对眼。”说了这话,大妈伸出那只手,抓住男孩头上的绒毛,往后捋,男孩的眼睛像那样往里陷。我说:“让我抱这孩子。”我口袋里有一块口香糖,我交给男孩,他拿住了,眼神有点不安地看着我。我把他抱在怀里,心想,我说:“不要翻译这话。”
我说:“天父啊,请赐给我恩典[原注:磁带空白。],使我能带领这群真正的美国人归向圣灵。”我说:“赐给他们平安,带他们去荣耀的家。让这小孩的眼睛打开。我命令撒但松开他。”
15

我看到在我前面,看见一个异象:小男孩这样看着我,他的眼睛好了。印第安人只是坐着,观看。我说:“呐,在我把小男孩转过来前(他把头靠在我肩上。),如果这男孩的眼睛没有直,那我就是个假先知,你们就把我赶出保留区。如果他的眼睛直了,多少人愿意接受主耶稣?”他们所有人都举起手。我说:“大妈,你怎么想呢?”我对妇人那样说。

她高声地回答翻译,她说:“如果神能医治聋子和哑巴,他就能使眼睛直了。”那是很好的哲理。那是……所以我把小男孩转过来,他的眼睛跟我的一样直了。哦,说到祷告队列——我们有从各处蜂拥而来的人群。我问翻译,她说:“他们最先以为你是假的,但现在他们知道那是真的。”
16

还有一件事。有一位杰克·摩尔弟兄。多少人知道杰克·摩尔弟兄?你们来自路易斯安那州什里夫波特的传道人?他是一位基督徒商人。你知道他在……也许你们底下一些人或很多人知道来自什里夫波特的杰克·摩尔弟兄。是的,看看这些手。他和布朗弟兄跟我在一起。有个印第安老妈妈是队列里接下来要走出来的,但是有个印第安小伙子,大约十八岁,一个矮胖的人。他从其他人旁边挤进来。我有一条祷告队列直通到圣卡洛斯。大家都排队上来。大家都想接受祷告。我无法让小伙子到后面去,翻译也无法让他到后面去。而老妇人确实是下一个,于是杰克弟兄就抓住他的手臂。杰克弟兄是个非常结实的人,把他举起来,放在后面。

17

哦,接着过来的是个印第安老妇人,看上去大约七十五岁,拄着砍下来的扫帚柄作拐杖,夹在胳膊下的那部分杖用布裹着。她在门口像这样支撑着自己。我向她示意,她像那样伸出一根杖,移动脚,再伸出另一根杖。我不着急,等候她。她走近我所在的地方,我想:“这老女士要做什么呢?”我看见她头发垂下来,头发里面辫着皮革,你知道,头发变灰了。我想:“可怜的老人,也许抚养了一群孩子。多么可怜!真希望我能说她的语言。”

她那样抬头看我,那双深邃的眼睛变得有点苍白,脸颊上有很大的皱纹,眼泪沿着那些皱纹往下流。哦,我的心就对老人充满了同情。她那样看着我,带着微笑,伸出手,把一根杖放在另一只手里,把两根杖交给我,就像其他任何人一样走下了讲台。呐,我告诉你,没有祷告;她没有求任何祷告。她的信心使她痊愈了。
朋友们,这是神的圣经。那是真理。我有这同一本圣经,早在1947年他们就在德克萨斯州的休斯顿送给我这本圣经。我当时就有这同一本圣经。写了圣经的神知道那是真的。
18

大约凌晨三点,我说:“我要为每个进入队列的人祷告。”我当时停止了辨明的事,这样我就能为他们所有人祷告。呐,凌晨大约三点,我注意到他们走过来,身上一直湿到了这里。我说:“哦,”翻译说:“他们为什么这么湿呢?”

他说:“他们趟河,因为他们等不及下到大约十英里以外的浅滩。他们走进沙漠,带了亲人,带着他们趟过河。”他们用各种东西把亲人带来。
19

我观看,有个高大、强壮的勇士站在那里,他的嘴唇发紫,颤抖着。我观看,有个老人躺在木板上,他和另一个人抬着。他们有一块木板这样放着,上面横着木条,这样走上来,让老人的腿放在这样横过的两根木条和那样横过的两根木条上。我对他说,我说:“说英语吗?”

他说:“一点点。”
我说:“你怕那样会得肺炎吗?”
“不怕。”他说:“耶稣基督已经看顾我,我带了我爸爸来。”简单的信心。
我说:“哦,”我说:“你相信神会医治你父亲吗?”
“是的,不然我就不会带他来。”
我说:“带他过来。”那后面一定是他的兄弟,很像他。我经过,走过去,按手在老人身上。我说:“天上的神啊,祝福老人,将他心里所渴求的赐给他。”就让他过去。下一个人进来,按手在那人身上。接着我听见底下有很多的喧闹声。老人把木板举在肩膀上走出去,像那样向大家挥手。只是简单的信心,就是这样。他们没有……他们不是跟这个、那个密切联系。他们只是相信,就是这样。
20

呐,愿神今晚帮助我们,使我们拥有印第安人的信心来相信(是的。)。神医治小女孩;这将是个迹象。在我第一次去圣卡洛斯,去那里之前,因为神医治了一个进入祷告队列、是酒鬼的妇人,下一个进来的人是肺结核病人。两个印第安人,他们从医生那里拿回了证明书。大约一个月后,我在加利福尼亚州,这个妇人离开了医生。她的肺结核消失了。酒鬼再也没有喝一口酒了。

顺便说,那天晚上那妇人在这里举手,她得救了。姐妹,你还在这里吗?在后面举手的妇人,年轻的妇人?好的。很好。好的。很好。现在你感觉如何?你丈夫如何,好吗?现在好吗?很好。神祝福你。祝你的家庭幸福。她丈夫是个酒鬼,也得医治了。知道你信靠主神,真是很光荣。没有像这样的事。呐,如果神为那个家庭那样做,他也会为你的家庭做同样的事。他会除掉疾病,除掉一切东西。神不偏待人。他只要求简单的信心相信。神祝福你。
21

呐,昨晚我们撇下了亚伯拉罕。你们喜欢亚伯拉罕吗?一次,我在家里我的教会讲约伯讲了一年。我让他坐在炉灰上,把他在炉灰上留了大约六个星期。会众相当好,你知道,但他们疲倦了。那是我阐述要点的地方:约伯在炉灰上。那是主为他做一件事的时候。一位很好的姐妹,她不想伤害我的感情,写了一封信给我,说:“伯兰罕弟兄,你要让约伯离开那炉灰吗?”

我想我要领亚伯拉罕上山。但昨晚,我本打算讲到这事的高潮,但圣灵让我停下来。我很高兴他这样做,因为灵魂归向了基督。听命胜于献祭。
22

呐,讲一点背景。今晚我儿子告诉我说:“爸爸,他们是我们在附近遇到的最好的一群人。”又说:“我肯定他们显出了他们的忍耐。”他说:“你让他们解散得太迟了。”

我说:“哦,比利,”我说:“我从中得到了跟他们一样多的忍耐。瞧?”我也必须充电。
就像一位弟兄那天在早餐会上说的。我相信是霍布森弟兄说:“我们传道人需要……我们总是面临会面,去医院遇到不信,在讲台遇到不信,在其它任何地方都遇到不信。我们必须聚集,你知道,偶尔得坐在橡树下。”
23

我过去常让一位老传道人在我教会讲一会儿。他的名字是约翰·雷恩。今晚他上楼去了,他会传讲一会儿,然后跑过来抓住你的手,跟我握手。

一天晚上,我说:“雷恩弟兄,你这么做是为了什么?”
他说:“我只是在给电池充电。你坐在后面祷告。我已经传讲了。”所以,我们必须偶尔给电池充充电。
24

我们发现神呼召了亚伯拉罕。他是个特别的人吗?不,只是个普通人。他是个准备服侍的年轻人吗?不。他七十五岁以前,神从未呼召他。所以,你看,神不偏待年纪、能力、名望等等。神呼召他能呼召的任何人。呐,我们发现神告诉他与本族、本家分离。但他没有那样做,神从未祝福他,直到他完全地顺从神告诉他要做的事。

呐,今晚我们能不能以那个为预表,从中取一个信息给五旬节派教会?直到我们完全顺服神,听从他一切的道。神赐给我们圣灵,不是说:“哦,我得到了。事情就是这样。”不,先生。他赐给你圣灵是为了行动、为了道、为了服侍,直到我们顺从。心里饥渴……今晚有够多的五旬节派信徒坐在这里,在全国开始五旬节的复兴,那肯定会在这附近做一些事,巴不得我们能让火烧旺,你知道,得到从天上刮来的大风,好像一阵大风,事情就必发生。
25

呐,昨晚我们撇下了亚伯拉罕,他被转变成了年轻人。我不会问你们相不相信这点。但我自己相信。这并不正确。一件事发生在亚伯拉罕和撒拉身上了。我们知道,不是吗?一件事发生了,因为亚伯拉罕不生育,撒拉不生养。他和撒拉,他们一百岁了。一个男人怎么会爱上一个百岁的老妇人呢?我实在不能……呐,有人说:“哦,他们当时寿命很长。”

我的弟兄,读读圣经,经上说:“他们年纪老迈。”他们老了。我们发现,不但如此,亚伯拉罕的力量也更新了,撒拉变成了年轻、美貌的妇人;亚伯拉罕变成了年轻男人;他们正在享受生活。记住,他们一离开基拉耳,撒拉就成了妈妈,给亚伯拉罕生了一个儿子。我们要变回去,对此你不感到高兴吗?我不想在这里说,我对此很高兴。我知道我答应过要让你们早点解散,但有东西在我心里。我必须说出来。
26

呐,在我说之前,我想要澄清这点。我相信恩赐和选召是与悔改无关的。呐,圣经这样说。瞧?没有任何事是你做的;都是神做的。瞧?没有人。你说:“我寻找神,寻找神。”不,你没有寻找。是神寻找你,寻找你。不是你寻找神,而是神寻找你。瞧?起初就是人想要躲藏,神呼唤,耶稣说:“若不是我父先吸引人,就没有能到我这里来的。(瞧?)凡父所赐给我的人,必到我这里来。”

呐,注意。当我还是个大约两岁的小男孩时起,我就开始看异象。我所看的第一个异象是在树丛里,主的天使在那里好像一阵风,告诉我说我将要住在一座叫新阿尔巴尼的城市。我两岁大,住在肯塔基州山区里,我的一生都在印第安纳州新阿尔巴尼方圆三四英里到两三百英里之内度过的。后来,从那里开始,整个人生下来,它没有一次是错的。但我不相信这个是异象。
27

我要承认一件事。我总是有点害怕死。自从我是基督徒以来,我不怕自己会失丧,但我不想成为一个灵。我总是想,如果我们死了,我们会有一个属灵的身体,我会在那里遇见你们众人,我会说:“哦,那是我在亚基马讲道的会众。哦,我希望我有一只手跟他们握手,但我的手烂在坟墓里了,他们的手也烂了。”我们根本没有感觉。属灵的身体就像一朵小白云,身体的形式是属灵的。我不喜欢任何幽灵般的东西,我实在忍受不了那个。我根本不喜欢那个。我可以很快离开那个。所以我不……我总是害怕那个。我说:“我希望能活着看到耶稣再来,因为我知道我会从那里回来,有一个荣耀的身体。但我想要像现在这样知道。我可以遇到我的弟兄,跟他握手,度过一段愉快的时光。”我说:“如果我能活到耶稣再来,我就不会是一个灵;我会改变。”我没有那个时间去经历。

28

因为这个,我总是害怕死亡。大约四个星期前,不,对不起,大约七个星期前,我从聚会中回家,躺在床上。那天早上我醒来,举起手,把手放在……我像这样睡,把手放在脑袋后面,靠在床的脚踏板或床头板上。然后我说:“哦,”我说:“宝贝,你醒了吗?”对我妻子说,她睡着了。我说。我躺了一会儿,说:“哦,比尔,你五十岁了。”我清楚地知道,我出生在肯塔基州,他们那里没有出生记录。你知道我在肯塔基州的出生记号、出生记录是什么吗?那年,旧的树桩从山上砍掉了。他们知道的就这些。

他们说:“那孩子是什么时候出生的?”
“摘番茄的时候。”
“什么?摘番茄的时候?这个人是什么时候出生的?”
“砍玉米的时候。”
“什么?砍玉米的时候?”
呐,那是肯塔基州山区的出生记录。所以我不知道我多大了,但是,我有一点记录。呐,当……那是我妈妈告诉我的,我想她很接近正确答案。呐,我说:“你五十岁了,你还没有为主做什么事。你最好快点,因为可能没有太多时间了。”我说:“哦,我希望我能活着看见主的再来。我不愿意成为一个灵。”我说:“我不想去那里,我不能遇见人。”我说:“我爱主。”就在这时……
29

圣灵怎么运行,正如那天晚上我告诉你们的。这些在讲台上的是异象,但它们是小一点的异象。你自己让异象形成。你使用神赐给地上的恩赐即圣灵,圣灵藉着一个渠道运行。多少人知道这点?多少人知道当你说方言时,那是圣灵在代求?瞧?你们有恩赐的人,要清洁,神就能藉着你说话。哦,神在教会里设立使徒、先知、传福音的、牧师和教师等等。瞧?他使用那个渠道。我可以停在这里讲,直到凌晨事情发生。

30

呐,这时,有声音开始跟我说话,说:“只要继续努力。”

我说:“哦,我一直都在努力。”
声音说:“奖赏在路的尽头;奖赏在路的尽头。”
我说:“我相信。等一等,我在跟谁说话?”
我环顾四周,说:“美达,(我妻子。)美达,你醒了吗?”
她说:“嗯?”
我说:“好的。”
这样继续,我想了一个小时;我想:“父啊,那是你吗?是你在跟我说话吗?”你们已经听过这个故事,负鼠、小鱼以及发生在自然界和生活中的事。就是这样开始交谈的。就跟你听到我的声音一样。
当那人向我走来,他第一次以人形访问我,他不是异象。我知道异象是什么,那人站在那里,跟我交谈。他说,他告诉我他是从神那里差来的,我要为病人祷告,需要什么。他不是异象,他是一个人。我不知道他是谁。他说他是从神那里差来的,他站得跟我的手一样近。我看着他,跟他交谈,用言语跟他交谈,这光悬挂在他头上,降在他头上,将他的脚提起来,他便从我眼前消失了。他说的一切都准确地成就了。没错。瞧?我知道它是真的。
31

光,科学界拍下了它的照片。如果今晚我死了,我的见证是真的。全世界的教会知道。科学界藉着研究知道,他们拍下了它的照片,照片被送给联邦调查局指纹和文件、照片等部门的头头乔治·莱西。他把照片留在那里将近一个星期,说:“我签署一个声明:这不是心理学;是光照在镜头上。光照在那里。这照相机的机械眼拍不到心理学。是光照在那里。”

一份又一份报纸刊登它。我们在德国、瑞士拍到了几次,他们在那个国家的其它地方拍到了它,用科学证明了那是超自然物,好像火柱降下来。神这样做。你在教会里看到它的反应。那就像他以神儿子的肉身在地上时所做的。现在,他以神收养的儿子的肉身在地上,把教会带到一起,等候神的儿子来得到新妇。阿们!绝对没错。
32

呐,躺在那里,我听见声音说:“继续努力,奖赏在尽头。”我感到我身上发生了一件事。我听见了那首歌在唱,我们在教会唱过这首歌。

让我听到那悦耳的港铃鸣响;
它必照亮我道路,驱散一切的惧怕;
主啊,让我透过时间的帷幕观看。
你们很多人听过这歌,那首荣耀的老歌。我感到有事发生。我想我要死了,我回头看,我躺在床上。我转向这边,好像一座山降下来,就在我面前,不管是在哪里。记住,圣经放在我心上,我说实话。如果它不是真的,那样说又有什么益处呢?我的讲道又有什么益处呢?如果我是个说谎者,我所有的牺牲和受苦又有什么益处呢?瞧?那就没有一点益处。我不需要这样说。但我这样说,使它能帮助到你,因为它是真理。
33

不管那地方在哪里,是不是另一个空间,我无法告诉你,但我是在某个我能回头看的地方。大家都指控我是个憎恨女人的人。我不憎恨女人。不,先生,我不憎恨。我喜欢我的姐妹们,但我不喜欢一些现代美国妇女穿戴、举止、抽烟、喝酒、乱来的方式。那对国家是一种耻辱。那是我们曾经拥有的最大内奸,就是这些现代妇女做事的方式等等,她们甚至不能用乳房抚养婴孩,她们必须给婴孩喝牛奶,否则婴孩十八个月内就会因尼古丁中毒而死。是的,先生。你谈到内奸,这就是。那是打断每个国家脊梁骨的东西,就是女性,一直都是。

我喜欢真正的女人,真正的母亲。愿神赐给我们更多真正的、老式的母亲。如果我们有一位母亲留在家里照顾孩子,而不是出去,到某个地方参加鸡尾酒会,让这些保姆在某个地方照顾孩子的话,我们就不会有那么多的青少年犯罪。是的。毒害孩子心思的就是这个。美国已经烂透了,一直糟下去,变得更糟。没有东西……我发声反对它,但它继续发生,因为圣经这么说了。这个国家就要死于青年期。
记住,在《启示录》13章,当它出现时,它一直是年轻的。那是小……羊羔出现了。
34

呐,我对女人有一点粗鲁,也许这事发生,是为了让我稍微放松一下。我刚好观看,向我走来的,好像有上百万女人。她们年轻,看上去大约二十岁,她们每个人都是,姐妹,原谅我这个评论。但她们每个人都很年轻,长发垂到腰部,穿着白色的裙子,光着脚。她们向我跑来,拥抱我,叫喊,“我宝贵的弟兄。”

哦,我希望我在你眼里蒙恩,理解我。你听你医生的;我是你的弟兄。我不在乎,当我是个……当我是个罪人时,我就那样忠心地生活,因为与我相会的天使对我说:“决不要抽烟、喝酒、或以任何方式玷污你的身体。”那是不道德的生活。天上的神知道我那样生活。
但是一个精力充沛、健康的男人,没有一个女人能拥抱他。我不是指男人会犯错或想错,但是会有人的感觉。而在那个地方没有。那真是一个姐妹。她们……我观看,说:“我无法解释它是什么。那里没有昨天或明天,都是现在。她们不觉得疲倦,然而她们可以握手,她们可以交谈。她们有一个身体,就像她们在这里一样,只是年轻。”我说:“我不明白这事。”
35

那个在我上面的声音说:“这有点像雅各跟他的人聚集。”

就在这时,我观看,男人来了,哦,有几群,好像有几百万。他们跑来,拥抱我,叫喊:“我宝贵的弟兄。”哦,你知道我以前结了婚,妻子死了;那是比利的妈妈。那是比利和我粘在一块的原因。她死的时候,比利才十八个月,妹妹才八个月。她跟妈妈一起死了。我对比利来说既是爸又是妈。我看到厚普走来,走过人群。
我想:“她肯定会叫我是她的丈夫。”她走近我,我能看见她。愿神祝福她的心。黑眼睛,德国女孩,你知道,黑头发,她拥抱我,说:“我亲爱的弟兄。”
我想:“我不明白这事。”
那里又来了一个女人,只是一个女孩,她拥抱我,说:“我宝贵的弟兄。”
她拥抱这女人,说:“想一想,最后他跟我们一起到达了。”
这些男人,他们把我举起来,像这样放在一个小地方,他们说,我说:“这是为什么?”
他说:“在地上你是个领袖。”
我说:“我不明白。”
就在这时,这声音又说:“这是你跟你的人聚集的时候。”
我说:“当我死了,你是指这是我将来的样子吗?”
“是的。”
我说:“哦,为什么我以前惧怕这个呢?这太好了。哦,真是完美,这词沾不上边;荣美,这词也沾不上边。英语里没有词汇能沾上边。”神知道我是从心里说这话,它发生了。
36

我偶尔转过身,回头看,我就躺在床上。离得不太远。

呐,从我说这事,我就听说,有个叫普莱斯博士的人有像这样的类似经历,写在书上。如果有人有那本书,我肯定想读一读,因为我想知道有关的事。呐,几年前他是个为病人祷告的人,在我以前的日子。
呐,我又观看,那声音说:“这是你跟你的人聚集的时候。”
我说:“这些都是伯兰罕家的人吗?”
他说:“不,他们是你带领信主的。”
我说:“带领信主的?”
他说:“你看你刚才羡慕的那个女人,她拥抱你,说:’亲爱的弟兄。’”
我说:“是的。”
他说:“当你带领她归向基督时,她已经九十岁了。难怪她叫喊’我亲爱的弟兄’。她再也不会老了。她永远不会悲伤;她将永远那样。”
我想:“哦,巴不得我能再活一遍,我会呼喊,会祷告,会劝说,做一切的事。即使我必须挤进去,也要让大家都进入那地方。哦,巴不得人们能明白它是什么。”
37

我那样走了一会儿,就在这时,大约几个星期前当我讲这事时,有人不以为然。我观看。我曾有一只老狗,它过去送我上学,帮助我供养家人。我一辈子打猎,这只老狗会为我抓负鼠、浣熊、臭鼬等等。我会打猎,然后把皮子卖掉,得到校服,帮助供养十个孩子的家庭。当我们搬到城里时,一个警察毒死了它。哦,我拍拍它的坟墓,说:“弗里兹,如果有一个给狗的天堂,你就会在那里。”我记得我的小马王子,我常骑着它去打猎,跑过我的陷阱等等。它过世了。当我观看,从山上走下来了,弗里兹走来了。我能看见它走来。它走上来,像那样舔我的手。小王子走来了,嘶叫,把它的……

38

有人说:“天堂没有动物。”呐,你对圣经知道的就是那些。下来接以利亚上去的那些马在哪里呢?神的儿子来,穿着溅了血的衣服,骑着白马,那马在哪里呢?什么时候狼和羊羔一起吃草,牛和狮子一起吃草呢?那要在哪里呢?瞧?它们不在那里吗?它们肯定在那里。神没有丢失任何东西。它们肯定会在那里。

呐,我们刚好……我注意,它舔我的手。我说:“如果我去世,如果这是我在荣耀中等候的乐园,我想要见主耶稣。”
那声音说:“但你现在不能见他。他在更高处。有一天他要回来。”
传道人和人们都站在周围,这时我开始认出他们。当我看到他们是我一生中所认识的、我带领信主的人时,他们年轻了,当时我不认识他们。你瞧,他们变成了年轻的男人、女人。“哦,”我说:“弟兄姐妹……”我太高兴了。我一生从来没有那样高兴过。我说:“巴不得我事前知道这事。”我四周观看,说:“你是指主要到我这里来吗?”
他说:“主要到你这里来,他要在你所传的福音上询问你,因为你生为一个领袖。”
呐,我说:“哦,保罗也必须因此受同样的审判吗?”
“肯定的。”
我说:“如果保罗行,我也行,因为我传讲了他所传讲的同样的东西,没有在一个字上妥协。”
所有的人都大声叫喊:“我们正安息在这上面。那时我们要回到地上,接受一个荣耀的身体,一起永远活在这光景里。”
39

瞧,圣经中的一切都是在三一里。你知道。那天我说:“你是个三一:灵、魂、身体。”你住在三一里:厨房、起居室和卧室。你可能有八或十个不同的房间,但除了卧室和备用房间,你只是住在三个房间里。神,父、子、圣灵在三一里。

我们发现,基督的再来在三一里。他先救赎他的新妇,然后来接他的新妇,最后跟他的新妇作为王和王后一起来,在千禧年里统治。你知道这点。一切都在三一里。我们在三一里,我们有属血肉的身体、荣耀的身体,哦,我是指属天的身体,还有荣耀的身体。这三个阶段领我们回到我们的完全中,又像在伊甸园一样。
40

呐,我说:“哦,我保证这点。”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说:“凡你所爱的,凡爱你的,神都赐给你了。”
我感到一件事发生在我身上。我说:“肯定的,我不需要回去。”我感到它近了一点,我转过身,回头看我的身体,看见我自己在床上动。过了几分钟,我就回去了。
弟兄姐妹,那个对我做了一件事。我现在晓得,如果这地上的帐棚拆毁了,我们仍有一个已经在等候,有一个身体在等候。
现在我想,为了跟亚伯拉罕和撒拉所领受的那种身体保持一致,我做一两点评论,然后就到了我信息的高潮。接着我们要开始祷告队列。
41

神在亚伯拉罕和撒拉身上清楚地显明了他要对亚伯拉罕和撒拉所有的后裔所做的事。亚伯拉罕所有的后裔都必须那样。在地上,神领他们回到了年轻男人和年轻女人的时候。我讲那个故事,就像我清楚地知道它怎么发生一样。我……我不……让我们称之为异象,因为如果我要说它是小小的被接升天。如果是异象,我从未有过任何类似的异象。呐,我不是想要模仿伟大的圣徒保罗,因为我不……我一生见过太多属肉体的模仿。但说它是小小的被接升天。我去到了第一层天,如果第一层天是那样的,保罗去到第三层天时,看到了什么呢?难怪他说:“眼睛未曾看见、耳朵未曾听见。”

如果这层天就那么荣耀,当你进入第三层天时,那弟兄该看见什么呢?
42

呐,这件事以后,他们回来后,神马上更新了他们。神使他们成了年轻的男人和女人,重新开始。他们俩当时都不生育。后来他们生了个小男孩,叫做以撒。第八天亚伯拉罕给他行了割礼,设摆筵席,他们给以撒断奶等等。后来,我们发现以撒长到了大约这个年龄,我们看看,大约十二岁,是个漂亮的犹太男孩,黑色的卷发,黑眼睛。父母该是多么珍爱那孩子。一天晚上,主叫醒亚伯拉罕,说:“亚伯拉罕。”

现在让我停在这里。神呼叫亚伯拉罕,但我想要这样说。这不是圣经,但肯定跟经文一致。“亚伯拉罕,我要给你的后裔看,当一个人真的信靠我时他会做什么。我知道二十五年前我就应许了你这个儿子,你仰望我的应许,总没有因不信心里起疑惑,而是相信。现在我要让住在亚基马和这福音所传到的不同地方的人知道:我持守我的道。我要给你加倍的试炼,显明接受我话语的人,不管什么出现或消失,他们必须持守我的道。我赐给你这个儿子;现在我要你带那儿子上到我所要指示你的山顶上。我要从你、从你的后裔、从这个儿子造出一个大能的国家。我也要造出地上的万国,你要作多国的父。现在我要你带着你所拥有的唯一希望,就是对我持守我应许你要作多国的父的希望,我要你带他到山顶上,杀了他。一切赐予证据说你要得到它的,都要毁掉。”哦,我希望你明白这点。
43

当然,可怜的老亚伯拉罕,他不想叫醒撒拉,跟她讲这事。于是他很早起来,带了小男孩、两个仆人和骡子,劈了柴,跟一些东西同装在袋子里,往旷野去了。

呐,一个普通人,我巡线七年,必须每天平均在旷野里走三十二英里。我们这个时候有车代步。当时人无论去哪里都必须步行。你知道,一个普通人一天应该走二十五英里。[原注:磁带空白]
44

当仰望你用眼睛看不见的东西。你不是用眼睛看见,而是用心看见,但你用眼睛观看。所以,当站在信心的那扇门里。看耶稣在这里说什么。让我在这里读一下:“因为你说:’我是富足,已经发了财。’”看看我们的众教会。我们过去到巷子里去,拿着手鼓在街角。但现在,我们已经有了一些这个国家最好的建筑,有时候一些最考究的学者在讲台上。“因为你说:’我是富足,已经发了财,一样也不缺;’却不知道你是那贫穷、困苦、赤身、瞎眼的,还不知道。”

呐,如果我在街上看见一个穷人,他甚至没有衣服穿,瞎眼,如果我能到他那里,跟他谈这事,说:“先生,你意识到你是赤身的吗?”
“哦,先生,是吗?”
“是的,进来,我要给你一些衣服。”但如果那人赤身、可怜、贫穷、瞎眼,却还不知道呢?那他就是个有缺陷的人;那是心智缺陷。教会变得属灵上有缺陷。他们没有意识到神在教会面前震动每个恩赐,他们没有认出来;瞎眼,还不知道。想一想:赤身,赤身的人,瞎眼的人,贫穷、可怜、困苦,还不知道;那真是悲哀。耶稣说:“在这个老底嘉教会时代将会那样。”这就是了。
“我是某某,我属于这个宗派,我跟你一样好。”
但是弟兄,主说:“我劝你向我买白衣穿上。”白衣在圣经里被称为圣徒的义。“向我买白衣穿上,向我买火炼的金子,”各各他的火。“向我买金子,”神圣洁的膏油倾倒下来,买那种金子。买圣徒的义,使你能被遮掩。
45

瞧,“向我买眼药擦你的眼睛。”哦,向我买眼药,使你的眼睛向我们周围发生的事打开。哦,神啊,我希望我有方法能让教会看见这点。买眼药,眼药是干性油,油就是圣灵。“让我用油擦你的眼睛,使你能看到我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让你看到我给末日作出的应许就在这里。向我买眼药。”

我们是在贫穷的家庭里长大的孩子。我的外祖父是个猎人,著名的猎人,因打猎而在整个地区出了名。当天气恶劣时,他常设陷阱。他设陷阱,常诱捕毛皮动物。他有狗,捕捉浣熊,浣熊。我想你们华盛顿州这里有浣熊,浣熊。他常捕到那些浣熊,我们就吃肉,把皮子卖掉。我们一样也不浪费。
46

油脂是我们家里的万灵药。你有一杯满满的浣熊油。如果一个孩子生病了,就滴几滴松节油在它上面,吞下去,治重感冒。我不知道我们怎么活了下来,但我们活下来了。那是万灵药。如果有人擦伤了,他们就把浣熊油涂在上面。若是你头痛,他们就把浣熊油涂在你头上。

我们必须睡在楼上,屋子里有两个小房间,别人没来的时候,爸爸妈妈和五个孩子睡。我们男孩子睡在楼上。爸爸妈妈,屋里没有铺地板,只有泥地面。砍下一根树桩作桌子。然后他们……在房间里,他们有一张床,上面铺了稻草垫,有玉米壳枕头。爸爸过去有一个用玉米壳做成的剃须刷。我们住在山上。
我的外祖母一百一十岁去世,一生从未见过火车,只见过一辆汽车,是我开上去的,走四英里花了我一整天,把石头填在溪里,为了让我能把车开上去。当我开着这辆26型的雪佛兰车穿过那些山区上去时,所有的邻居都站出来,他们一生从未见过这样的东西。我的车在那里卡住了;我问那人是否可以把他的马牵过来;他正在犁田,说:“如果你开车靠近我的母马,马会把那东西扯碎。它从未见过类似的东西。”
47

我们贫穷。后来我们有……当家庭扩大了,我们就砍下几根小树,在墙上破裂处搭了一个楼梯、阁楼;裂口的泥巴掉落了,我们在月光下把护墙板的木瓦装上去;木瓦往上翘。夜里躺在阁楼上。冬天妈妈会盖一张羽毛垫在我们身上,然后把我们所有的旧衣物等等盖在上面,再盖上一块帆布,如果下雨,我们就像野兔一样躲在那块帆布正面,如果下雨或下雪的话。

你可以躺在阁楼上,随时数星星。来了一阵寒流,如果我们没有躲在那块帆布下,眼睛就会冻住。妈妈称之为眼屎。我不知道那是什么,但它把我们的眼睛粘住了。早上我必须起来生火,走下这两根中间有横档的小树,在旧矮炉里生火。所以,妈妈会在早上叫我,她会说:“比尔。”愿神祝福她的心。
我会说:“是的,妈妈。”
她会说:“下来,现在四点了。你爸爸要走了。”
我想要起来,我和我弟弟,我们的眼睛满了眼屎,都粘住了;那是寒流造成的。我会说:“妈妈,我看不见。”
“叫你弟弟爱德华。”
我会说:“妈妈,他也看不见。他的眼睛粘住了。”
妈妈出去,走到厨房的小炉子那里,放上几根木块。她会生火,走过来,拿浣熊油罐,放在炉子上,把它加热。她会上来,用那浣熊油揉我们的眼睛,很管用。当她用浣熊油涂我们的眼睛后,我们就能看见了。
48

弟兄,我们已经有了很多属灵的气流;很多寒流袭击了教会。需要比浣熊油更大的东西才能打开我们的眼睛,需要神的圣灵和他的眼药来打开我们的眼睛。我们已经有了太多的神学:“神迹的日子过去了,没有像神的医治这样的事,它只是心灵感应。不要听有关的任何东西。你不要让他们在你的城镇。他们是这个、那个或别的。”需要比浣熊油更大的东西才能打开我们的眼睛,已经有某种气流袭击了我们的眼睛。

但神有能打开眼睛的油脂。是的,先生,它会做成这事。他打开了你的眼睛,你就会像在多坍与以利沙同在的基哈西一样。你记得那天晚上那位老先知去到多坍,睡着了。亚兰军队过来,包围了整座城。基哈西跟他的仆人醒来,往外看,城外四处都是士兵和军队。秃顶、长胡子的老先知躺在那里睡觉。他摇摇先知,说:“我父啊!我父啊!赶快醒来。我们被包围了。我们陷入困境了。”
我能看见老先知起来;他睁开眼睛,起来,四处观看,“是的,我看到了他们,但与我们同在的比与他们同在的更多。”与我们同在的比批评者更多。
四处观看,基哈西的眼睛仍然需要一次按摩,说:“我只看见亚兰人。”
49

老先知伸出手,按手在他身上,你知道,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他的眼睛被打开了。先知说:“主啊,把这人的眼睛打开,使他能看见。”神就开了他的眼睛,他就看见满山有火车和天使的火围绕老先知。他的眼睛开了。

巴不得今天下午我们能打开眼睛,看见神的天使、圣灵坐在周围、站在周围、在过道上下移动。哈利路亚!四处运行,穿过会众,你会看到与我们同在的比与他们同在的更多。愿神打开我们的眼睛,打开我们的心,打开我们心里的每扇门。
主说:“我站着叩门。若有听见我声音就开门的,我要进去,与他一同坐席。”
50

让我们回去一下。大约一千九百年前……我们要结束了。让我们把自己放在通往各各他直街上的小房间里。我听见有东西走来,听起来好像叩门的声音:咚、咚、咚,好像有人在叩门。我们走到门边,打开门。门口没有人,然而,那是个敲击声。那是古旧十架拖在鹅卵石上,拖出了背负者血淋淋的脚印:咚、咚、咚,哦,它应该走到了今天,你应该感觉到它。十架在背负者的肩上摩擦,咚、咚。好像任何人都会向一个快死的人开门,这人不知道罪,却替我们承担了罪。开一条路去到那个撞击声……神啊,让那个撞击声今天下午打开这里的每颗心。咚、咚,它一路走着。

51

看看他。他们告诉我他没有枕头的地方。他说:“狐狸有洞。他的创造物飞鸟有窝,但是他——创造天地的主却没有枕头的地方,没有一个朋友站在他旁边。”今天下午你能不能感觉到叩门的声音?[原注:伯兰罕弟兄敲了三次讲台。]他那样做,好让那个撞击声今天下午能把你的心门敲开,让他作为神和救主、医治者和君王进来。

他有一件袍子。当他降生时,他就被裹在襁褓的衣服里。那是缠裹在牛轭背上的布。没有衣服给他穿。呐,他要死了,为了名誉穿着一件衣服。然而他造了每件衣服,创造了天地。衣服上没有一点缝;他们把衣服扔在他的肩上。我注意到那个撞击声在渐渐消失,我会任凭它过去而不接受它吗?
神啊,愿聚会不要结束,直到你接受了它,知道他在撞击你的心。他死了,使他能以圣灵的样式回到这里,做他一直为你做的事。打开你的心,相信他。
52

我注意到他走着,那些小红点越来越大了,直到它汇集成了一个大点。撒但走到那里,说:“不可能是他,那不可能是神。一天我询问他说:’你若是神的儿子,就行一件神迹,让我看你做这事。’”那魔鬼仍然回答那个问题,或那样问。“你若有医治的能力,就让我看你医治这个人。”

耶稣说:“经上记着说。”
“后来我带他到兵丁旁边,”撒但说:“我让我的罗马兵丁喝得半醉,把一块布蒙在他头上,遮住他的眼睛,因为你知道,他说他能看出他们的意念,他不需要把眼睛打开。我把一块布蒙在他头上,让我的兵丁蒙上,我让他们拿一根棍子打他的头顶,说:’你若是先知,就告诉我们打你的是谁。’他是个骗子,不能告诉我们。后来我让那些醉酒的兵丁吐唾沫在他脸上。那怎么可能是神在肉身中,脸上挂着唾沫去那里,头上还戴着嘲弄的冠冕呢?我询问了他,挑战他做一件事,他却从未开口。那不可能是神。”
53

当他们把他挂在十字架上时,撒但说:“好的,死啊,过来取走他。他不是神。”我看到那死亡的蜜蜂上来嗡嗡叫。撒但说:“不,那不可能是神。神不可能在十字架上呼求怜悯,神不会那样做。”

大祭司说:“他救了别人,却不能救自己。”这是他们所给他的最大的恭维。如果他救了自己,就不可能救别人。但他舍去自己,让我能得救,让你能得救。
54

不久,那蜜蜂伸出刺来,蜇了他。任何人都知道一只蜜蜂或任何有刺的昆虫,一旦它蜇得深了,就再也不可能有刺了,因为它把刺拔掉了。这次死亡把刺投错了肉身,把刺拔掉了。现在,死亡可能发出嗡嗡的响声,但它再也不能蜇了。其中一个开了门的说:“死啊!你的毒刺在哪里呢?坟墓啊!你的得胜在哪里呢?感谢神,使我们借着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得胜。”[林前15:55,57]死亡可以嗡嗡叫,做得好像它要蜇,但它再也不能蜇一颗所有的门都打开、神的儿子住在里面作王的心。今天下午你难道不想要主在你的心里吗?

十字架的撞击声在发出。那是主站着说:“在老底嘉时代我站在门外叩门。若有听见我声音就开门的,我就要进去坐席。”你愿意与主一同坐席吗?你愿意把他当作主吗?你愿意让他统治你的生命吗?你愿意让他引导你、指引你吗?如果他反对你的想法,你就献出你的想法。当以基督的心为心。当我们低头一会儿,做个祷告时,你愿意这样做吗?
55

“我站着叩门。”看看耶稣为你做了什么事。十字架的撞击声。“若有听见我声音就开门的,我要进去。他应当让我坐下,给我一张椅子,让我感到舒适、不困苦,他不可说:’我不想要你在我的私人生活里;我有足够的信心;我为此再也不需要你了。’不要那么做。而是当欢迎我;让我坐在椅子上,舒适的椅子上,说:’是的,主啊。这是我心里的一点小赞美。这是我的手举起来,只是一点点。这是一点汤,我们可以一同坐席,坐着跟你详谈。’”

你想要这样做吗?请举手,说:“伯兰罕弟兄,我现在想要他跟我一同坐席,我想要跟他一同坐席。”神祝福你,女士。一些……还有人吗?神祝福你,女士。神祝福你,先生。神祝福你,年轻人。神祝福你,姐妹。好的。
在我们去阳台前,下面的楼层还有人吗?请举手,说:“主啊,进来。我想要你跟我一同坐席;我想要你跟我交谈;我想要让你在我心里做主。我感到你在叩门,我想要你跟我一同坐席。”请举手,底楼其他还没举手的人此时感觉到那个催促、那十架的撞击了吗?嗯,知道他为你那样做,那应当使你里面的每块肌肉颤抖。你还不想为他举手吗?还不想举手?神祝福后面的你,先生。
56

在我左边的阳台上,你愿意举手吗?你低着头,说:“主啊,跟我一同坐席。”神祝福这里的你,我的黑人弟兄。神祝福你,坐在那里的年轻男孩。阳台上还有别人吗?你说:“伯兰罕弟兄,那会做什么事吗?”如果你真是那个意思,你就出死入生了。主就会进来。今天下午你感觉到那个在街上撞击的十字架在你心里,主想要叩你的门,进来为你做一件好事吗?请举手。

右边阳台上的会众,你愿意举手说:“伯兰罕弟兄,请为我祷告,现在我……”神祝福你,神祝福你。好的。有人……神祝福你,祝福你,祝福那里的小孩,祝福这个人。是的。还有别人,只要举手。神祝福你。还有别人吗?喂,如果……神祝福这后面的你,先生。还有别人吗?是的,坐在这里的小男孩。哦,有时候,那些幼小的心还没有经历过那么多失望和世界上的事。他们是单纯的。
57

你知道圣经在《以赛亚书》10章说孩童引导他们。在我们停下来之前,你愿不愿意举手?神祝福年轻的女孩。神祝福那里的小家伙。还有别人吗?请举手,说:“现在我想要……我感觉到那个撞击了。”神祝福你,年轻女士。神与你同在。这么做是一件勇敢的事。神与你同在。不要惧怕。宝贝,那是你所做的最伟大的事。有一天,当死亡临到时,你就会记得你做了正确的事。当那个时候来临前,你会记得这事。神祝福你幼小的心。

还有别人吗?请举手,说:“伯兰罕弟兄,我感觉到那个撞击敲打在我的心门上。我要打开门,看看他。我看到血在那里,知道那是他,我会说:’主啊,请进来,请进来,坐下,在我家里拿最好的。我要欢迎你。’我要去告诉大家,耶稣今天下午光临我舍下,光临了我贫穷、微小、衰老的心。没什么,但他肯定光临了,叩了门,我让他进来,那是能叩我门的最重要的人。”不要拒绝他。
58

现在你们低头,存敬畏的心,安静,我们做祭坛呼召。我想要让它撞击一会儿。[原注:有人说方言。]耶稣,耶稣。[原注:有人翻方言。]

别忘记我,慈爱救主,(你现在愿意从座位上起来,进来祷告吗?)
请听我祷告;既有别人被主选召,莫把我弃掉。
救主,救主,(现在你愿意来,站在祭坛周围吗?)请听我祷告;
既有别人被主选召,莫把我弃掉。
59

为什么你现在不起来,来到祭坛周围呢?你们想要让那心门打开的,让他在你生命中做主。在我们开始祷告队列之前,请过来,站在这里做个祷告。你不愿意这样做吗?我们很高兴你在这里。牧师会欢迎你进去。你不用去其它任何地方。他们这里有教会,很多教会相信这同样的福音。他们肯定会看顾他们,看顾你们。神祝福你,女士。这样做是正确的方式。

当我们再唱时,你愿意来吗?让每个举了手的人走上来,站在祭坛旁祷告。你们愿意吗?
别忘记我,(起来,过来,好吗?如果你从阳台上过来,我们就等一等。)请听我祷告;
既有别人被主选召,莫把我弃掉。
救主,救主,请听我祷告;
既有别人被主选召,莫把我弃掉。
救主,(神祝福你,年轻人,年轻妇人。神祝福你,神祝福你,我的弟兄姐妹。你愿不愿意从座位上起来,走下来?此时志愿工作者也上来。)……
既有别人被主选召,莫把我弃掉。
60

我注意到我们的一个宝贵的黑人弟兄。我想他妻子上来了。你知道我认为什么出现在他的脑海吗?在那个场面期间,有个黑人听见了那个撞击声。他看到耶稣摇摇晃晃,是古利奈人西门。他走过去,把十字架背在自己的背上,说:“主啊,我帮你把十架背到山上去。”

今天下午这里有他的两个孩子;他们听见了那个撞击声。对教会批评的时刻,他们准备背起十字架,说:“主啊,我要帮你背十架。不管任何人说什么,我要过来帮你背十架。”主记得这事;他不会忘记任何事。
救主,救主,请听我祷告;(你愿不愿意来?还有别人吗?)
既有别人被主选召,莫把我弃掉。
你是我的安慰源头,于我比生命贵;
除你之外,在地何投?在天何所归?
现在过来。
救主,救主,(现在来就座吧。)请听我祷告;
既有别人被主选召,莫把我弃掉。
61

现在让我们低头。继续弹风琴,那可爱、甜美的音乐正在弹奏。你们站在这里,小男孩、上了年纪的男人、女人,白人,年轻女子,黑人和他妻子,甚至还有一个残疾人站着。

神啊,当死亡临到我们时,我们能去哪里呢?除了主,没有地方。你已经来了,因为发生了一件事,你感觉到那个撞击在你的心上。现在他准备领你进去。
62

我们的天父啊,经上记着说,我正在引述你的道,尽我所知道的引述《约翰福音》5章24节。根据经文,这些是你说的话:“那听我话(他们有了叩门声)、又信差我来者的,就有永生,不至于定罪,是已经出死入生了。”你这样说了,主啊,我相信它。那就是我的魂所居住的地方,就是在那里。你应许了。每个应许都是真的。你说:“若不是我父吸引人,就没有能到我这里来的。”今天下午永生神的磁力正在吸引,“到我这里来的,我总不丢弃他。”为什么?因为父已经赐下了他。

他们听见了,被神吸引了,他们在这里。他们是不可能被丢弃的。你说:“我要赐给他永生,在末日叫他复活。”父啊,那是你的应许。
63

他们站在这群几百人的会众面前。他们正在承认神对他们说话。你说:“凡在人面前见证我的,我也必在我父和圣天使面前见证他。”主啊,你把他们的名字记在生命册上。我为此感谢你。他们站起来的那一刻,你就接受了他们的承认,因为今天下午他们把它丢给你,主啊。他们是罪人,在呼求怜悯,求你接受他们。你说你会接受的。事情就是这样。他们在站起来的那一刻就得救了。他们现在低着头站在会众面前,接受你作救主,在这群会众面前见证他们得救了。

父啊,不要让此时成为停止点,乃愿他们领受圣灵。时候近了。他们不需要做其它任何事,但要去工作。赐给他们物质,不管他们手里是什么。有人会唱,有人会传讲,有人会作见证。我们不知道他们手里是什么。
64

参孙,只有一根驴腮骨,却击杀了一千个非利士人。珊迦拿着赶牛棒,非利士人来了。他没有时间训练以便懂得如何争战。神的灵降在他身上。他拿了手上的赶牛棒,打倒了几百个非利士人。

大卫有一个甩石器。歌利亚已经挑战了,但神与甩石器同在。
主啊,他们今天下午作为新造的人站在这里。愿他们领受圣灵。如果他们没有受过教育、训练什么的,主啊,当他们接受了那个叩门声后,请差遣他们进入服侍的工场,为了你的荣耀。
65

当你站着时,你们上来祭坛的,甚至是小男孩,所有人,如果你相信耶稣基督是神的儿子,相信他死了,要救你,接受他作你的救主,请在这群会众面前举手,让他们能看见你的确接受耶稣作你的救主了。

对于你们在祭坛上的,这是我所讲的。是那样的。请举手。是那样的。神祝福你;神祝福你。
呐,为了进一步的祝福,要受指引,传道人站在这里,准备引到一个房间,我们可以在祷告室里见到你。当我再做一次呼召时,只要走到右边。如果可以,请从这边走。走到右边,走这边。志愿工作者现在跟着这些人去房间。传道人和志愿工作者,走这边。从这边去房间。
66

既有别人被主选召,莫把我弃掉。

多少人没有圣灵,现在想要进来领受圣灵?门敞开着。跟他们一起进去。那是他们进去的目的。他们已经得救了;他们来……神对他们的心说话,他们举手了,他们是神所拣选的。神呼召了他们。耶稣说:“若不是我父吸引人,就没有能到我这里来的。凡父所赐给我的人,必到我这里来。”是的。所以他们去了房间。还有其他没有圣灵,想要从阳台跟他们进去的人吗?如果你想,我们已经有指导员等等,能日夜留在那里指导你,直到你经历了圣灵的洗。
弟兄,这是一件重要的事。你必须相信它,必须得到它,不然你就要灭亡。当我们再唱一遍时,进去,好吗?
单单靠赖十架功能,我寻求你面;
医我伤痛破碎心灵,用恩典救我。
让我们现在举手。
救主,救主,(现在来就座吧。)请听我祷告;
既有别人被主选召,莫把我弃掉。
67

我们的天父,愿我们中间没有一个人被撇下。我已经尽我所知地把你的道传给他们,照着经上说的引述,叩门,叩心室的门,说:“愿意的,都可以来,白白地喝生命泉的水,不用银钱,不用代价。来吧,我们彼此辩论:你的罪虽如朱红,必洁白如雪;虽红如丹颜,必白如羊毛。”

当你透过你儿子红色的血观看,我们知道透过红色看红色是白色。没有那个红色,它就仍是红色。在血以外,没有赦罪,他们来了,父啊,他们很多人接受。会堂里有很多人;我不知道他们的心,你知道。如果今天或明天就是审判日,当我站立时,没有人的血在我手上,因为我已经藉着你的道把他们献给你,圣灵说:“来。”
新妇说:“来。”
“愿意的,都可以来,白白地喝生命泉的水。”
68

神啊,应允这里没有失丧的魂,乃愿那天他们都在场,得救了,在宝血底下。在后面的房间里,神啊,那些工作者正在做工,我祈求你用圣灵充满他们每个人,将他们心里所渴望的赐给他们。

请应允。愿他们在圣徒中间找到团契,归属于他们社区的这些美好教会。请祝福那些正在寻求圣灵洗的人,愿圣灵仁慈地降在他们每个人身上。现在我们叫祷告队列,请帮助我们,医治病人和受痛苦的人。
父啊,当生命结束,最后一篇道被传讲后,有一天我要做……如果耶稣耽延,我的生命必须在地上结束。那时,我的圣经要最后一次合上,最后一首赞美诗要弹奏,主啊,愿我们安然见你。主啊,现在来吧,向我们显明你自己活着,我们为病人等候你。我们奉主耶稣的名求,为了他的荣耀,阿们!
69

呐,我相信比利说他发了一百张祷告卡。我不知道是什么字母。E?哦,不会再有人了,因为我们为每个人祷告了。[原注:磁带空白。]药物不能医治你。如果他这样说,他就不知道他在讲什么。医治是细胞或生命的繁殖。药物不会制造生命。如果他们有……如果药物制造生命,我们就会把它装在瓶子里,摇一摇,一个人就出来了。瞧?但我们不……我们没有。如果你去,呐,你说:“伯兰罕弟兄,你怎么看待医生?”

我相信他们是神的仆人。我相信他们中间有一些人不是。但在传道人中间也有一些人不是神的仆人。我发现相信超自然的医生比相信超自然的传道人更多。
70

不久前,我参观了这里的一所医院,因为去国外之前需要做检查。我跟整个医务人员交谈,每个人都相信神的医治。确实是。只要你理智地把问题呈献给他们。这所医院的一位主任医生对我说:“嗯,伯兰罕先生,我们把死了的人送回去;根本没有脉搏了。首先你知道,我们晓得有一位在那个手术室里,在我们旁边。”是的。

瞧,如果我折断了手臂,去看医生,说:“医生,赶快医治它,我要完成我的工作。”
他会说:“你需要精神医治。”是的。他可以接上手臂,但神必须来医治。神必须制造钙等东西进入那骨头里,把那骨头接合起来,没有药物能做到。
呐,如果我得了阑尾炎,医生必须做手术,怎么样呢?他没有医治我,他只是切除阑尾。谁医治他们切除的地方呢?没有药物能医治。
71

有人对我说:“伯兰罕弟兄。”

一次我做了一个像那样的评论。我像这样评论;我说:“任何医治我手的药物,如果我割断了手,瞧,如果我割断了手,倒下死了,你可以……你可以把世上所有的药物涂在我手上,给我的身体做防腐处理,使我看上去五十年都栩栩如生,而那个切口还跟我倒下死去的时候一样。”肯定的。如果药物医治,为什么它不医治呢?呐,药物医治我手上的切口,也会医治我外套上的切口,医治这里的一个切口。
“嗯,”你说:“药物不是为你的外套造的,也不是为这个造的。”
哦,我的身体怎么样呢,如果我倒下死了,你把它缝起来,给我的身体作防腐处理,如果它医治我的身体,为什么它不医治呢?
“嗯,”你说:“生命离开了。”
哦,是那样的。生命。生命是什么?告诉我生命是什么,我就告诉你神是谁。因为神是丰盛的生命。绝对是的。是你对它的态度。瞧?你不能那样做。所以你必须记住神是世上唯一的医治者。
72

一次,有人对我说:“伯兰罕弟兄,医治肺炎、重感冒的青霉素怎么样呢?”

我说:“肯定的。青霉素就像老鼠在你房子里咬出洞时,你在屋里放老鼠药。药杀死老鼠,却没有医治咬出的洞。”绝对是的。青霉素是杀死体内病菌的毒素。它不……它不恢复病菌毁坏的血细胞。神必须做那事。确实是。
神是世上唯一的医治者。如果不是,圣经就错了。在《诗篇》103篇3节,神说:“我是耶和华,医治你的一切疾病。”我持守我的……
73

当我在梅奥诊所接受采访时,他们对我说:“我们没有……”从前老梅奥弟兄诊所的老吉米·梅奥在办公室里有一样东西,你们那里经常有。他们领我到后面,指给我看,当这个唐尼·莫顿……多少人读过《读者文摘》?当梅奥诊所等等拒绝他了以后,他到了加利福尼亚州,从加拿大下去……主医治了他,使他痊愈。梅奥诊所已经拒绝了他,约翰·霍普金斯也拒绝了他。男孩正常了。他们……我因这事接受了采访。他们说:“我们没有宣称是医治者,我们只宣称辅助自然。神是唯一的医治者。”是的。

医生也是神的仆人。我不能……我不能医治,医生也不能医治。呐,他藉着切除肿瘤或拔掉坏牙齿来做工。我不对付那肿瘤,我对付那肿瘤里面的生命即灵,癌症;那是魔鬼。圣经说:“当聋哑的灵离开了,人就能说话、能听见了。”瞧?
74

灵。如果人聋了,听不见,医生说神经死了。哦,为什么他全身的神经没有都死呢?就像这样,如果我手上缠着一根透明胶带切断了血液循环,会怎么样呢?我的手很快就会死掉,没有用。哦,你看不见那个。医生只凭两个感官……五个感官中的两个来做工:他能看见的,他能感觉到的。哦,如果他看不见或感觉不到,当那胶带解开时,血液循环又开始了。正如自然……

75

那天晚上,一位女士有个痉挛的孩子在那边的急症室。我为小家伙祷告,我告诉她,说:“就像一根玉米秆长出来,若是没有东西干扰它,它会长出一根又好又直的玉米秆、好穗子。如果一根藤缠住它,或一个障碍物、树枝倒在它上面,它就会歪曲。哦,痉挛或其它任何东西就是这样。有东西妨碍它。哦,如果你能挪开那个障碍物,玉米就会长得很直。”

呐,很多人说:“哦,我现在没有看到任何不同。”那跟它没有任何关系,没有一点关系。把土块从玉米秆上拿掉,它并没有立刻就变直。只要给它机会。让它处在温暖的阳光下,下了雨,你就会看到它长直了。你也要做同样的事。你只要相信。那是神。第一,所有的生命,那个生命是藉着太阳(S-U-N)长出来的,而永生则是藉着儿子(S-O-N)——神的儿子来的。
76

我告诉你你能做什么,沿着你的人行道浇混凝土,把青草埋在那里。第二年春天,最茂密的青草是在哪里?就在人行道的边上。为什么?因为生命在那里。你不能隐藏生命。当太阳开始温暖那混凝土时,那个小小的生命就会长出来,长出来,探出头来赞美神。是的。你不能隐藏它。

你以一棵植物为例,把它种在罐底,把罐子翻过来,观察那植物,它也转过来,长出来赞美神。是的。你不能隐藏生命。当生命在心里时,神在心里,你不能隐藏它。哦,神是真实的。
77

呐,看看那条队列的人,一直到大厅和外面。哦,你清楚地知道,我不能对那些人从头到尾行辨明的事。瞧?多少人知道?嗯,大约行了四、五个,我就几乎要晕倒了。

这里有多少人?哦,你没有任何祷告卡,但你全心相信神必医治吗?[原注:磁带空白。]使人痊愈。好的,现在去看……[原注:磁带空白。]你瞧,主告诉我按手的第一个事工。他们把手放在我手上。
78

到这里来。[原注:磁带空白。]是的,先生。呐,正如我刚才说的,任何没有病菌的病,都显不出来。但它显出来了。你有胃病。你相信主必医治你的胃病吗?我要你明白这点。我要你看我的手。现在把你的手拿开。瞧?我把我的手放上去,它不像那样。但你的手……呐,奥秘的部分在于我怎么知道你有什么病。瞧?那是……那是圣灵。呐,你相信如果我为你祷告,病就会离开吗?全心相信吗?留意它。

我们的天父,让它显明你是神,经上记着说:“他们奉我的名可以赶鬼。”我挑战这个伤害我姐妹的魔鬼,奉耶稣基督的名,从她身上出来。呐,你留意自己,女士。在我打开眼睛或任何事前,那里的弟兄也在观察我的手,它变正常了,不是吗?呐,一件事发生了,不是吗?你得医治了,只要相信。
79

呐,这位女士。我看着她,不是在求异象。女士,把你的手放在我手上,是的,先生。被死亡、癌症笼罩。你晓得这事吗?呐,她必须得到医治,不然就会死。呐,我是……我无法解释。你必须相信,事情就是这样的。我没有办法做这事。呐,女士,我若能做任何事帮助你,却不做,我就是个伪君子。但我所能做的就是祷告。如果你我认同,就像耶稣在圣经中应许的,你必全心相信这点。

你怎么看我知道你像那样患病呢?藉着一个恩赐。对吗?你相信那恩赐是从神来的吗?呐,如果我们现在同意,我就能使它离开你。你可以看到它离开。但如果我……如果我们把信心放在一起,如果它离开,我不能说它会留下。呐,瞧,我正在对付肿瘤。瞧?那里面的生命,肿块也许仍在那里。但几天后,那肿块会膨胀,变大。别管它。它没有生命了。就像一只小狗在路上被辗到了。过了一段时间它会收缩,然后又会膨胀,成为原来的两倍大。
80

很多人说:“我失去了医治。”不,那正是你得到医治的迹象。如果它病了,它是留在那里的一块烂肉。心脏必须洁净血液,血液流经那里,开始感染,发烧等等。这表明你已经得到了医治。许多人说:“哦,我错过了,我错过了。”瞧?

呐,你相信吗?呐,记住,当它出去了,就会在无水之地走来走去。呐,如果你相信,就举手。我要你明白。走近些,因为你的情况严重。我要你看我的手。瞧?呐,它有点变红,小白点出现在手上。呐,那不是奥秘的部分。呐,你拿另一只手放在这里,呐,上面没有发生那样的事,是吗?它会在这只手上发生。但是,把这只手放上去。瞧?那是主做的事。就是这样的。瞧?
呐,如果我们同意显明神持守他的道,这是一个身体的迹象。这样把手放下,让你看到它没有移动。好的。呐,你看到它的样子。
81

呐,我要大家继续低头,因为这是在赶逐邪灵。邪灵生气了,被赶出去了,通常我把它留给病人。如果他们想要相信,就没事。我已经做了我所能做的一切。这次,让会众、这个病人、传道人和其他人看到,知道事情成就了。妇人看那里。哦,让神作判断者。现在要敬畏。当你观察时,观察我的手。

主啊,妇人正在观察我的手。她知道这是一件奥秘的事,知道她有什么病。父啊,我奉基督的名祈求你,愿你不因这事责怪她。我们想要人们知道你正在叩门,她正在观察身体上的反应。父啊,我祈求你,愿你使邪灵离开她的身体。父啊,垂听我,奉基督的名。
邪灵还没有离开。呐,女士是个见证人,她在观察。我仍然感觉到,那几乎要使我的手臂瘫痪。现在大家要敬畏。我还没有睁开眼睛。
撒但,医学称你是癌症,意思是螃蟹。但我们知道你是魔鬼、杀手、死亡。死亡和生命不能同时存在。我奉耶稣基督的名来,带来生命。我命令你,从她身上出来,奉耶稣的名,离开她。现在让女士作判断者。我从未移动我的手,但它离开了。是吗?现在抬起头来。我的手放在这桌子上,女士是见证人。瞧,女士,让你看到。它不像那样,是吗?不像那样,是吗?现在拿这只手,瞧?[原注:磁带空白。]
82

奉耶稣的名,愿小家伙得医治。只要你相信。[原注:磁带空白。]

好像整个会众变得模糊……为什么你起初没有这样做呢?底下所有患血液病、贫血症、糖尿病等等的人站起来。站起来,全心相信,在任何地方,楼上的、楼下的,不管在哪里。我要怎么叫他们呢?瞧?继续站着,在这里站一会儿。
过来,相信。到这里来,就在这里。瞧这里,姐妹,糖尿病。你也站在这里。所有糖尿病患者站起来。只要你相信,你现在就会看到一件事发生。要有信心,全心相信。好的。你全心相信吗?
奉主耶稣的名,愿我的弟兄得医治,阿们!
83

当然,你是个残疾人。那是关节炎。站在这里。所有患关节炎的人都站起来。瞧这里。

好的,过来,姐妹,就在这里。这样看我。你相信我是神的仆人吗?从你站在那里享受那些医治,我就知道你有哮喘,但你相信神会让你好起来吗?所有患哮喘的,请站起来。站起来。如果神能在这里医治一个人,他也能在底下医治他们,不是吗?哮喘病。
好的,肾病。好的,所有患肾病的人站起来。好的。全心相信。
84

过来这里,姐妹,看着我。胃病。站在这里,所有患胃病的站起来。好的。在这里看着我。哦,整个会众都被你的病折磨:神经质。所有患神经质的人都站起来。所有患神经质的人,站起来。

看这里,我怎么能经过那群会众,叫所有的人呢?但圣灵在这里。有太多的东西同时临到,我说不来是在哪里。
哦,主在叩门。[原注:伯兰罕弟兄敲讲台。]你相信吗?就是这个时刻,就是这个时候。所有生病的人,站起来。所有想要得医治的,站起来,举起手。
85

过来,姐妹,神经质离开了。去相信。请举手。你接受基督作你的医治者吗?如果你接受,请向他挥手。

神啊,生命的作者,各样美好恩赐的赐予者,将你的福气降在我奉你名祝福的这群人身上。
撒但,你已经战败了。你被揭露了。这群人知道你被揭露了。你是魔鬼,是说谎者,是纸老虎。作为神的仆人,我们拥有医治的恩赐,被一位揭露你的天使所服侍,在圣灵的同在中称你是纸老虎。撒但,从他们身上出来,奉耶稣基督的名。
请举手,将赞美归给主,我向你们全体会众保证你们的医治,奉耶稣基督的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