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0731 将父显给我们看,我们就知足了

1

让我们依然站立一会儿,低头做个祷告。

最仁慈、圣洁的父啊,我们就近你神圣、恩典的宝座,站在你公义的影子里。主啊,我们祈求你本着恩典赦免我们的罪恶过犯;我们渴望怜悯。不要照我们的生活和行为来审判我们,不要赐给我们公义,乃是赐给我们怜悯。
父啊,我们祈求你使今天下午因你的同在而成为长久记念的一个下午。感谢你今早在全城四处、在整个山谷和全世界所做的事。神啊,祈求你继续与我们同在,赐给我们你的恩典和怜悯,直到耶稣再来。祝福我们所要读的道和在道上所做的讲解,让你的灵在我们所做或所说的一切事里面。医治病人和受痛苦的人。
2

主啊,我们不会忘记在康复中的人和那些不能来的人。我们祈求圣灵今天下午站在他们的床边,会堂里有很多人心里对他们有负担,愿他们得医治。

当今生结束,我们站在你的面前时,我们要谦卑地俯伏,感谢你,将一切的赞美归给你。我们奉耶稣的名求,阿们!请坐。
3

非常高兴来奉主耶稣的名向会众讲道,因为我们拥有这个保障:主总不撇下我们,也不丢弃我们;在我们所经历的每个试炼中他必与我们同在。只要有谦卑的信心相信他,接受他作我们的救主,为我们今生所需要的一切信靠他。

我知道今天下午热得可怕,但你们会惊讶于这里跟比属刚哥和南非多么不同,在那里人们会来。他们早上就会来,一整天在那炎热、晒得起泡的阳光下坐在地上,不只是一天,而是在那里两三个星期,等候我去那个国家。穿过丛林,用木板等等抬着他们的亲人下来。狮子来,他们就把亲人推到树上,也许等上一天,直到狮子离开,然后下来。也许要走更远的路。想法喝一口流动的水,鳄鱼会咬到一个孩子,他们要继续前进。瞧?他们哭几个小时,知道那完了,继续走。那就是人们;他们不怕热。他们想要找到生命。瞧?他们想要找到一样赐出人意外之平安的东西。
4

今天下午,当我们今天下午坐着的时候,让我们思想忠诚专注。我知道天热,但我们支配不了天气。我们必须要有炎热的天气出产水果等等。神知道如何调节他的地球,出产丰富的果子给我们食用。如果我们有的都是雨、阴天等等,我们就会饿死。所以,我们非常感谢来到这里。我看到人们手里拿着扇子,如果你们有了电,嗯,那就好了,会对凉快有点帮助。

5

现在我们就近神的道,《约翰福音》14章。明晚开始,若主愿意,我想讲一系列的主题,建立信心,若是可能的话。愿神帮助我。我想为下个星期到来的聚会建立信心。若是可能,尽量来,我知道你们很多人上班,很难出来。我不想说这话让你来,许多时候人们做那些表达,我希望没有,来这里决不是……

许多时候,人们想要大群的人出来,要收取一定的奉献。许多时候他们想要大群的人出来,对人们产生心理作用,可以……许多人说:“哦,我不想讲道,除非有一大群人。”
6

我既向大群人讲道,也向小群人讲道。人数如何没有两样。我刚在一个容纳二十人的教会举行一场复兴会。很遗憾,零度的天气,他们站在外面。但我不需要钱;我们只需支付费用,要求你们做的就这些。我希望我能自己支付;我本不想要求这点。

我一生从未收取奉献。我记得有一次我处境艰难。多少人知道那是什么意思?
我妻子今天下午坐在这里;她通常有一点害羞。当我说这话时,她看着我,我刚工作回来。我在杰弗逊维尔牧养教会十七年,从未拿过一分钱工资。此外,我把我能省下的钱放在奉献里,总是奉献我的十分之一等等。
7

我进来,我们实在没有足够的钱维生了。我对她说,我说:“你知道吗,亲爱的?今晚我要收点奉献。”

她说:“我肯定要去看你收取奉献。”所以她坐在后面。呐,人们愿意奉献。那是战争期间,或是战前。美达知道他们愿意奉献。他们会在桌上给他们的孩子定量供应来帮助我。我知道这点,我从来不想利用任何类似的事。
我年轻,在工作;我尽可能工作,我有一份巡线的工作,每天在旷野等等走三十多英里路,非常艰难,每小时挣四毛五。
8

我走过去收奉献,我永远忘不了我的老朋友,我说:“朋友们,今晚我有点需要。”我说:“我大约需要五美元。”我说:“我有一张账单要到期了;无法支付。”我说:“我还有别的事。”我说,我们教会没有奉献盘。我说:“如果有人愿意拿我的帽子去,我们就收点奉献。”收集五分钱什么的。我的教会会众就像在场的规模。

我说,怀斯哈特先生走过来拿我的帽子,我看见一个老妇人,最甜美的老人,一位老式的母亲,过去常穿这些有斑点的旧围裙,围裙里面有口袋,你知道。你们曾见过那样的一件吗?
9

我的老祖母过去常穿那样的一件,她抽烟杆。她不想要男人看见她抽烟,所以她把烟草放在那口袋里,当她看到有男人走来,她就会把手塞在那围裙下,用拇指按在烟管上,跟他们交谈。当他们离开了,她又拿着那根旧烟杆从地板走过去。

我记得她死之前一百一十岁了。她记得亚伯拉罕·林肯遇刺。她一生只见过一辆车;我把那辆车开到那里,开到偏僻的山区里。她一生从未见过火车。我把她抱在怀里,为她祷告。她体重可能才五十磅,干缩了。她是最甜美的老人。她得救了;搂着我的脖子,她说的最后的话是:“神赐福你的心,从现在直到永远。”她去跟主同在了。那是我的奶奶。
10

我记得这个妇人,她穿着围裙,穿着围裙;穿围裙来教会。她住得不远,我们都是穷人。她伸手到口袋、旧的口袋里,掏出一个上面有扣的小钱包,你知道。伸手去掏那些五分钱硬币,哦。如果我拿了那个,我感到就像拿了三十块钱的犹大。我看到她伸手……我看着那个,喉咙有一大块东西塞住了,你知道喉咙里那个感觉像肿块是怎么样的吗?我说:“哦,我只是逗你们玩的。我不是那个意思。”我说:“我只想看你们会说什么。”

执事在教会里,手里拿着帽子;他看着我,说:“我该做什么呢?”
我说:“只要把我的帽子挂起来。我继续讲道。”瞧?我知道如果她把那五分钱或一毛钱放进去,我是受不了的。所以我永远忘不了。亲爱的,她知道这事。我说。
我走过去,我有一辆约翰·雷恩弟兄给的旧自行车,他真的有点像大卫的家,长头发,他骑自行车到那里,把车送给我。车还没坏掉,只是磨损了。就是这样。于是我去一毛钱店,买了一罐油漆,把自行车漆了,摆在前面,卖了五美元。我不需要收奉献。那是我走到最接近收奉献的地步的一次。
11

所以,我们来这里不是为那个;我们来这里想要帮助你们,想要做一件事,使这里的邻里更容易做正确的事,更难做错误的事,使你们的生活更舒适一点,也许神医治你的疾病,延长你的日子,拯救失丧者,帮助众教会。这些人是赞助者;他们是跟我相信同样东西的人。如果他们不相信,就不会坐在这里。对我来说,他们是精华。呐,我是那个意思,不是要……

一些人头发灰白,年纪比我还大,当我还是有罪的小伙子时,他们就拿着吉他和手鼓,在外面街角传道。今天下午站在这些人面前,我感到渺小。他们应该在这里。他们修了路,让我容易走,传讲这些事要来,现在这些事来到了。所以一个撒种,另一个浇灌;神使之生长。事情就是这样。
12

在那个伟大的早上,在那边,当桌子在天空摆设,当今生结束,我们坐在那婚筵上,弟兄们,我太想在那里了。哦,我要在那里。我相信我会。如果我生活正确,努力,神必让我去那里,不是靠我做什么事,乃是靠他的恩典,我要伸手到桌对面,跟你们所有人握手,说:“我记得你,你曾在地上的亚基马。”(瞧?)毫无疑问,眼泪会因喜乐流在我们的脸颊上。

那时最伟大的事是,看到王以他一切的荣美走出来,擦去我们的眼泪,说:“不要哭,孩子们,现在一切都结束了;可以进入主在创世以来为你们所预备的喜乐。”
那是我想听见的话,我们要从现在的这个受造物改变成不死的,与他自己荣耀的身体相似。劳苦的炎热日子,打扇等等,那时都过去了。我们要永远进入主的平安中。在那个时候之前,让我们劳苦,做工,祷告,等候主的再来。
13

《约翰福音》14章,我们从7节开始,读到12节,耶稣说:

7“你们若认识我,也就认识我的父。从今以后,你们认识他,并且已经看见他。”8腓力对他说:“将父显给我们看,我们就知足了。”9耶稣对他说:“腓力,我与你们同在这样长久,你还不认识我吗?人看见了我,就是看见了父。你怎么说’将父显给我们看呢’?10你不相信我在父里面,父在我里面吗?我对你们所说的话,不是凭着自己说的,乃是住在我里面的父做他自己的事。11你们当信我,我在父里面,父在我里面;即或不信,也当因所做的事信我。12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们:我所做的事,信我的人也要做;并且要作比这些更大的事,因为我往父那里去。”
我下午的主题是“将父显给我们看,我们就知足了”。“知足”的意思是“满足”。“你若将父显给我们看,我们就知足了。”
14

现在我要讲讲这主题。自从有人以来,这一直都是人心里的愿望。他们想要知道神在哪里。“巴不得我能见到神。”

我要讲见到神的四个不同途径。昨晚,我讲了《约翰福音》12章的主题:“先生,我们愿意见耶稣。”我相信昨晚在这里所有头脑正常、知道圣经的人都看到主在人们中间运行。如果他们看不到,我相信他们就几乎没希望了。瞧?如果你……如果你看不到的话。圣经从头到尾,从《创世记》一路下来,圣经都一致准确地讲到主应许在末日的事,昨晚我们就看到他进入会堂。因为基督徒看的是不可见的。你知道吗?整个基督徒的军装都是看不见的:仁爱、喜乐、和平、忍耐、良善、温柔、谦和、耐心。圣灵的一切果子都是看不见的。
15

人们说:“我不会轻易相信,眼见为实。”那你就决不可能是基督徒;因为你必须凭信心接受神。瞧?你必须相信他。昨晚,当我们看到他以圣灵进来,在他的子民即会堂的信徒中间运行,证实……进行,看见他做他在地上时所做的事,证实经文:“我所做的事,你们也要做。”看到同样的结果,藉着完全顺服神的人,以至圣灵能藉着这些人做事,就像圣灵藉着耶稣做事一样,耶稣承认:“我与父原为一。父住在我里面,他做自己的事。这些事不是我做的,乃是他做的。”瞧?他完全顺服神,他受死,把教会分别为圣,使他能住在里面,继续他的工作,直到他的复临、再来,第二次降临。

16

现在我们要看我们能不能见到神。多少人想要见到神?让我们看看你们的手。我知道这像是青少年,但我们应该是孩子。当我们以为知道很多,按我们所当知道的,我们仍是不知道,这是圣经说的[林前8:2]。我们千万不要有大知识分子的感觉,以为我们高过其他人,或比别人知道得更多;只要普通单纯。人们试图解释神,就从头顶上越过去了。当神就站在那里时,人们还在仰望老早的神。瞧?那是……你就……它的简易使得了不起、有能力、有知识的头脑混乱,他想要使自己成为他所不是的某个大人物。神与我们同在这里;他是神。他是你的一部分;他是你的纤维。我们是他肉中的肉,骨中的骨。我们是他的一部分,因为我们是他的孩子。神住在我们里面,就像他住在他儿子基督耶稣里。

17

现在我们要通过四个途径来看神。呐,三是个确认,但今天下午我们要另外加上一个,使它确定。任何人都知道二是见证;三是确认。犹太人对耶稣说:“我们知道你是被鬼附的,因为你为自己说话。”

需要二个才成为见证。耶稣说:“我是一个,住在我里面的父是另一个。你们纵然不信我,也当信在我里面的父所做的事。”瞧?这就成了二的确认。但现在三……
呐,我们要看四个见到神的途径:第一,神在他的宇宙里;神在他的道中;神在他的儿子里;神在他的子民里。
神在他的宇宙里,我们要看我们能不能在宇宙里找到神。神在他的道中,我们要看我们能不能在道中找到神。神在他的儿子里,我们要看他在不在他的儿子里。神在他的子民里,看他在不在他的子民里。这是我们能见到神的四个途径。
不信者说:“让我见到他。”
18

不久前,我在一个街角说话;有个不信者在另一个街角说话。他把圣经放在那里,说:“这是有史以来所写的最肮脏、最差的书。”哦,他继续说着。他是个僧侣,或在寺院里学习成为僧侣,是个了不起的神学家,知道神的道,他嚼着烟草。我站在一家小杂货店旁边,他走进来买杂货,于是传道人和不信者相遇了。他说:“哦,你就是在这里又喊又叫的那个传道人。”

“是的,先生,我是。”
他说:“你不相信你所说的那些东西吧?”
我说:“我全心相信。”
19

我知道他聪明,要在寺院里(你瞧?),所以我说:“是的,先生,我全心相信。”我知道他的才智不是我所能比得上的,但我知道我有一位能胜过魔鬼所放出来的任何东西。所以我克制住,看神要说什么。

他说:“如果我向你证明:你所讲的东西,没有这回事,你会接受吗?”
我说:“我不相信你能证明。”
他说:“没有像神这回事。”
我说:“那是你的看法,我的看法不一样。”
他说:“哦,瞧,一个人的身体有几个感官?”
我说:“哦,人有几个感官。”
“你读书读到什么程度?”
我说:“读到足够知道有一位神。”
他说,他说:“哦,说说人的感官。”
我说:“视觉、味觉、触觉、嗅觉、听觉。”
他说:“呐,如果他是人的神,对人来说,肯定其中有一个感官会宣告他。”他说:“呐,你曾见到神吗?你曾尝到他、嗅到他、感觉到他或听到他吗?”
我说:“我感觉到他;我现在就感觉到他。”
他说:“让我感觉到他。”那个感觉同样适用在你的手指上(瞧?)。
我说:“哦,我能感觉到他,你不能感觉到他,这是可能的。”
他说:“哦,不,不,你不能把你的心理学施加在我身上。”
我拿一根针扎他。他说,我想他会先打我耳光。但我往后退,他够不着。我说:“先生,我这样做是为了一个目的,对不起。我只想说明一点。”我说:“你感觉到了吗?”
他说:“我当然感觉到了。”
我说:“可是我没有感觉到。”
他说:“让我扎一下你。”
我说:“是的,你跟我相信同样的事,就会有同样的结果。”是的。你的胃绞痛,我对此一无所知,但那对你却是真实的,这是可能的。瞧?但对我没有绞痛,除非我的胃同样绞痛,或是头疼,不管是什么。
20

所以,我说:“哦,”我想,他是……你知道你有……妈妈常说:“如果你给母牛够长的绳子,它就会吊死自己。”就是这样。我迎合他的心理学。

我说:“你知道吗?你是个非常聪明的人。”
他说:“我妈妈从没有抚养过傻瓜。”
我说:“哦,那是件好事。”我说:“我确实不知道。”我不能说,因为圣经说:“愚顽人心里说没有神。”你知道我当时不能这样说,因为我正在迎合他去到我要他去的地方。我说:“你有一个最杰出的思想,我从未跟像你这样有杰出思想的人交谈过。”
他说:“是的。”
哦,他一下就膨胀了。我立马就知道那就是我得对他发挥作用的地方。我说:“你承认你有一个思想吗?”
他说:“哦,肯定有。为什么?你举止好像失去了理智。”
我说:“不。我认为我没有。”但我说:“我只是不知道你是否真有一个思想。”
他说:“你在讲什么呢?”
我说:“那是人的思想,是吗?”他这时才明白我要做什么。
他说:“呐……”
我说:“不,先生,我是个绅士。我回答了你的……”我说:“说说身体的感官。”
“哦,”他说:“你知道的。”
我说:“我要你说出来。”我说:“当我告诉你我知道那些感官时,我给你说了。”
他说:“视觉、味觉、触觉、嗅觉、听觉。”
我说:“你曾看见你的思想吗?你曾嗅到它、尝到它或听到它吗?”
“没有。”
我说:“那你就没有思想。”
他说:“哦,我知道我有个思想。”
我说:“先生,我也知道我有一位神。”我说:“我就是知道。”
21

神所有的军装都是看不见的,但基督徒所仰望的就是看不见的。像亚伯拉罕称无为有,因为神那么说了。所以我们今天下午要看,不是看不可见的,而是看我们见到神的四个途径。我们可以拿一打来看,但我们只要拿四个途径来确认神此时就活着。

今天下午神就在这里,就在这房子里。他应许了:“无论在哪里有两三个人奉我的名聚会,那里就有我在他们中间。”[太18:20]
22

呐,我们要先讲讲神在他的宇宙里。呐,世界怎么能竖立在它所在的太空中呢?总之,哪个才是世界的顶或底呢?谁知道呢?住在南极的人跟住在北极的人都同样感觉他们是处在顶上。所以你看,那只是……他们往这边推,是往下推。我们认为他们是在往上指。瞧?他们认为自己是往上指,而在我们看来他们是往下指。当我们往上指时,在他们看来我却们是往下指。地球悬在空中。是什么在那里托住它呢?

在那里扔一个球,尽你所想的快速旋转它。这个地球每小时转动一千多英里;地球转一圈是两万五千英里,它每二十四小时自转一周。所以,它是每小时旋转一千多英里。哦,你让一个球以同样的速度旋转进入空中。瞧?它在同样的圆圈里转不了一圈,就会掉下来。要么上去,要么下来,往旁边偏什么的。
是什么在那里托住地球呢?我们知道地球在这里已经六千年了;我们有记录,表明它立在同样的地方。他们可以藉着月亮、星星如此完美地计时,甚至不会偏差一秒。他们可以在二十年前就预测日食的时间,月亮和太阳经过的时间。
对神来说,神所有的受造物,除了人以外,一切都协调地运行。人是神的儿子,他觉得他知道得比父更多一点。我们试图把一切都弄明白了,而不是相信神对此说的话。就是这样。
23

不久前,一个不信者对我说,谈到月亮、太阳等等,它怎么忽隐忽现。

我说:“你要怎么证明这点呢?”我说:“你能做的唯一的事就是凭信心证明。”我说:“我现在要告诉你,我的信心对那个来说太软弱了。我只要相信圣经说的话。那是我有信心相信的唯一的东西,就是神说的话。他创造天地,我就那样相信。那是我所拥有的信心,就是神对此所说的话。”
呐,它怎么可能呢?那朵小花、那藤蔓今天下午怎么能活呢?没有神,它怎么能活或栽种呢?世上所有的科学家都造不出那藤上的一片叶子;他们可以造像叶子的东西,但他们不能造叶子,因为叶子里面有生命,科学永远制造不了生命。
你拿一朵花来看,你们这里的妇人……山谷里变冷了。我到处走,看见你们的花园。我刚才开车到处逛,想要专注在神上,祷告:“主啊,在这山谷里做一件事。请帮助你的子民。这是如此黑暗的时刻。”我在路上开来开去,祷告。后来我经过,看见一些可爱的花。呐,没有多久,霜就会袭击那朵小花。它就会低头,死去。一些花还嫩,一些到了中年,一些老了,从那里面掉落一粒黑色的种子。
不管你信不信,神有一支送葬队伍给他的花儿。你知道吗?肯定有。秋雨降下来,大声哭泣,大颗的眼泪从天空流下来,把那粒黑色的种子埋在地下。绝对没错。冬天来了,冻住了种子,裂开了,果肉流出来,呐,冻在几英寸深。杆没了;鳞茎没了;花瓣没了;种子没了;果肉没了。这是那朵花的尽头吗?不,先生。当太阳一在东方升起,开始温暖大地……呐,你不能拿电灯照射,那不行。需要阳光。让阳光照耀它,开始使它温暖,它又会活过来。
神让那小小的生命细胞藏在某个地方,好让它能再活过来,因为这在神的旨意里。那是神的植物。神把它放在这里有一个目的,它不会争吵焦虑。它只是服侍神把它放在这里的目的。巴不得我们能同样做,服侍神把我们放在这里的目的。不只是我们必须养猪,这没问题。我们必须做这、做那或做别的,但神把我们放在这里是要成为神的儿女,荣耀他,赞美他,像那小花一样。
24

不久前我传讲了这主题“看百合花”,我选了百合花、百合花牧师。它怎么打开心来,蜜蜂取走它的一部分,旅客路过[原注:伯兰罕弟兄发出声音,好像有人在闻一朵花。],闻那美妙的气味。万物都得到了百合花先生的一部分,它必须昼夜劳苦,制造那些。你不相信神在他的宇宙里吗?神无处不在。

25

在我家乡,我住在俄亥俄河边,哦,我真喜爱那河水。有个男孩住在城里,他去教会,是个不错的孩子。一天他对妈妈说,他说:“妈妈,我想问你一个问题。我听传道人谈论神那么伟大。呐,我想知道人能见到神吗?”

“嗯,”她说:“宝贝,你去问你的主日学老师吧。妈妈回答不了那问题。我对此一无所知。”
于是他们问主日学老师,老师说:“哦,我不知道这事。你应该问牧师。”
于是他去问牧师。牧师说:“不,孩子,没有人能看见神。没有人能看见神还活着。你不能见到神。”
26

所以小家伙很失望。他跟一个住在河边的老渔夫来往。一天,他们靠近……对不起。[原注:伯兰罕弟兄咳嗽。]六英里岛,来了一场暴风雨。[原注:伯兰罕弟兄咳嗽,清嗓子。]对不起。来了一场暴风雨,河水……你知道雨后是怎么样的,树叶都被冲走了。

老渔夫走到船后,开始在河上划船。正如船桨手或任何船夫所知道的,那浪尖撞着船桨发出悦耳的声音,渔夫把船桨放下去,把一箱鱼拉到后面。太阳出现在西方,照在这边,老渔夫看着东方,空中出现一道彩虹。小家伙坐在船尾,开始注意到老渔夫胡子灰白,当渔夫看到那彩虹出现时,眼泪开始流在他的脸颊上。
小家伙激动了,跑到船中央,抓住老渔夫的膝盖,俯伏在他脚下。他说:“先生,我要问你一件事。我的主日学老师、我妈妈和我的牧师,没有一个人能回答。人能见到神吗?”
老渔夫克制住了,把船桨收到船上,搂住小男孩;说:“宝贝,神祝福你幼小的心。过去五十年我所见到的一切就是神。”神在他里面达到这个程度,他所看到的一切都是神。
27

这就是你见到神的方式,就是当你里面有神的时候。让他藉着你的眼睛看。你就是这样为神做工的,就是当神能使用你的双手,使用你的双脚,使用你的嘴唇,使用你的舌头,使用你的耳朵,使用你的眼睛。神在你里面,看到神在外面。神在他的宇宙里。他在彩虹里,这就解决了那个他们没有人能解决的问题。

28

我是个猎人,你们都知道。我妈妈是半个印第安人,我悔改信主从未从我身上拿走这点。我仍然上科罗拉多州去,我在那里是个有执照的向导,每年秋天,我都上到山里很高的地方,过去我在那里放牧牛群好几年,很多时候就坐在那里,学习很多有关神的事。

我记得,坐在那里,我的腿翘在……赫福德种牛协会在激流河谷放牧,我观察护林员,春季我们把牛群带进去,放它们上去,放牧。我是跨宗派的,这是一个原因。
护林员站在移动栅栏那里,观察那些牛群。如果你的农场能种植一吨的干草,生产很多吨干草,你就可以把母牛放在森林里。我想你们这里仍有同样的法律。当时护林员站在那里观察那些牛群,他从不怎么注意牛身上是什么烙印。我们的牛烙印是三角架,别的牛……我们在上面的名字是火鸡小径,再上面的是格莱姆斯家的,大机构的是钻石条,很多人放了成百上千头牛在那里。但你知道,那护林员从不注意那些烙印。他留意看耳朵上的血标签。你不能放一头赫福德牛在那片森林上……若不是纯种的赫福德牛,你就不能放一头母牛在那森林里。它必须是登记了的赫福德牛。
我想,在审判的日子,神不会注意我属不属于神召会、神的会,属于什么教会,戴什么牌子;他要寻找血标签即他自己儿子的血。那是他要寻找的东西。若不是重生的基督徒,没有东西能进那里。
29

打麋鹿,这一年麋鹿在很高的地方,因为没有雪把它们赶下来。杰弗里斯先生是其中一个农场的所有者之一,我们知道那整片森林地一百英里的每一块土地,因为我放牧牛群,给牛喂盐等等:赶着驮畜队,回来,给牛喂盐,集拢牛群等等。

我们去打猎,他是个杰出的猎人,他往左边去,回到我们所说的西岔口;我则去东岔口。四五天后我们相会,把我们的麋鹿挂起来,不管我们会打到什么,然后把马聚在一起,打好包,一起走,把它们带下去。我在很高的地方,在那里四处走,如果不下雪就一事无成。秋天在山里高处,会下雪,接着又下雨,接着太阳又照耀。你知道十月份天气变化的时候是怎么样的。
30

我在很高的地方行走,几乎到了树带界线,上来了一个北方人,天空变绿了一会儿。哦,开始刮风,下雨,雨夹雪;我躲在一棵树后面,站在树后面,把来复枪放下,一股强风刮近了。我把来复枪放在那里,心想:“神啊,你真伟大!你真奇妙!你那么……你造了众山;流出泉水,兴起诸山。主啊,让你的手继续在我身上。”我站在那里,等候雨停,然后风变得很大了。暴风雨结束了,我听见一只老公麋鹿开始吼叫;它在暴风雨中迷失了。在山腰上,一只郊狼嚎叫;同伴在远处回应。

你知道大卫说:“深渊向深渊呼唤。”对我来说,听野生动物呼叫,这叫声里面有一些神圣的东西。那麋鹿在那里。我转过身,回头看西方,看这里的华盛顿州。太阳正在下山,穿过山峦之间的缝隙,好像一只大眼睛在观看。我想:“是的,神的眼目察看全地。”你在各处看到的都是神。很神圣。
31

我回头看这边,这边有一道彩虹,常青树被雨冻住了,太阳照在上面,在山谷形成了一道彩虹。狼嚎叫,麋鹿吼叫,太阳下山,哦,我站在那里,哭得像个孩子。我回头看,说:“是的,什么在彩虹里呢?那是个约,是个应许。”在《启示录》1章,主看上去像碧玉和红宝石:那是便雅悯和流便,首先的和末后的,昔在、今在、以后永在的,是大卫的根和后裔,是晨星。他所是的一切,他的称呼,他在横跨那里的彩虹里。我想:“哦,多美啊!在这里多好啊!”

我太高兴了,绕着那棵树拼命地跑啊跑啊,放声叫喊。那里离人大约有三十五英里远。我又叫又喊。我想,如果有人进入林子里,他们会认为那是个从精神病院出来的人在那里。我又叫又喊。我不管;我在敬拜神。我实在开心。我停下来,说:“是的。他是阿拉法和俄梅戛,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我又绕着树拼命地跑啊跑啊跑啊。你知道,必须得释放一些压力,有样东西在沸腾。我就放声叫喊。
32

过了一会儿,我听见了一只小松鼠。我不知道你们弟兄们知不知道它们是什么。它是林中穿蓝制服的警察。它跳上一根树桩,叽喳,叽喳,叽喳,叽喳,叽喳,叽喳。我想:“哦,小家伙,你为何这么激动呢?我在敬拜那位创造你的神。”我绕着树拼命地跑啊跑啊。我想:“哦,我在敬拜那位创造你的神。他是我的造物主;我爱他;我在敬拜。”我继续绕着跑。过了一会儿,我说:“你不喜欢这个吗?你自己应该这样做。你是神的创造物;你自己应该敬拜他。”

后来发现,它没有看我;它把小脑袋往旁边翘,在顺风中往下看。风把一只老鹰刮到那里来了。
33

呐,鹰是我最喜欢的鸟之一。神把他的先知们比作鹰;他自己说;他自己就是鹰,耶和华鹰。若主愿意,我想为你们传讲一次这主题,“如鹰搅动巢窝。”它像那样往旁边看,观察在那里的鹰。这只大鹰跳到那里,它有灰色的大眼睛,我想:“哦,就是那个让你兴奋,嗯?”哦,我开始琢磨那个,我想:“主啊,我知道你在那麋鹿的吼叫里;你在那狼的嚎叫里;你在彩虹里;你在日落里;你在我里面;你无处不在。你在所有的鲜花里。你无处不在。呐,你怎么能阻止我敬拜你呢,让我看到站在那里的那只老鹰呢?呐,它什么也没有;它是个强盗。哦,它怎么样呢?”我说:“你带它上来做什么呢?是什么事呢?我在那里看到神,但我在那只老鹰里面看不到神。”

哦,我刚好注意到那里;我说:“喂,伙计,你知道我能开枪打你吗?”呐,它知道我在欣赏它;我喜欢它的勇敢。它在注视……我注意看它。“为什么你不怕我呢?”我注意到它展开翅膀,你知道,展开羽毛,像那样感觉到它们。瞧?我想:“哦,我明白;主啊,我明白。”瞧?它不害怕;它有神所赐的两个翅膀。它知道在我拿到那来复枪之前,它就能飞到那根树枝上,我就再也看不见它了。瞧?我想:“如果它能……如果那只鹰藉着神所赐的两个翅膀的恩赐,就能飞离患难,何况当一个教会能在身边感觉到圣灵大能的时候呢?”我们应该做什么呢?能够凭信心飞离一切的疾病和病症,飞离世界上的一切事。只要我们能感觉到神的同在。
34

只要那些羽毛正常运转,鹰就知道它能做到,因为它对神赐给它的恩赐有信心。然而,有圣灵的大能临到我们,在整个会堂运行,显明他在场,我们却坐着,纳闷,乱撞。

嗯,不管你看哪里,都能看见神。你不相信吗?神在鹰里;神在狼的嚎叫里;神在日落里;神在他的宇宙里;神在他的鲜花里。嗯,如果你环顾四周,神无处不在。
35

让我讲完那个故事。那只老鹰,我观察了它一会儿。这只小……这只小松鼠站在那里看我,你知道,叽喳,叽喳,看着那只鹰。不久,鹰受够了它。所以鹰跳了一大步,扇了两次翅膀,飞走了。呐,我注意看它,它以后没有再动翅膀。当它飞到了那绿树林上面时,它只是调整翅膀。它知道如何调整翅膀。当风刮到山上,每次风刮进来,“呼,”[原注:伯兰罕弟兄发出声音,好像是刮风。]鹰就乘风上去,乘风上去。我站着看它,哦,它越来越小了,直到从我视线中消失了。我想:“是那样的,主啊,是那样的。”瞧?不是当你生病或有需要的时候。不是折腾这个,把信件拿给这个教会。神召会对你不好,就去神的会;他们对你不好,就回到浸信会。不是那样的。而是知道如何调整你对神大能的信心翅膀,驾乘而去。前进!圣灵开始运行,骑在它上面。不是扑腾、扑腾、扑腾、扑腾、扑腾、扑腾,“哦,我要去这里,你对我不好。我要回到这里;我要经过罗伯茨的祷告队列。伯兰罕弟兄要来了,我要经过这队列。”不是那样的。调整你对神大能的信心,离开。

36

鹰留下那只小花鼠或松鼠站在那里发出:“叽喳,叽喳,叽喳,神迹的日子过去了;没有像神医治这样的事;没有圣灵的洗。”鹰飞离了它。

哦!那是我们想要做的。升到它上面,离开说这些话的人,“没有像神医治这样的事;神不持守他的道;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不是一样的。”只要在神的大能中调整你的翅膀,离开。是的。走出视线,撇下他们独自呆着。充耳不闻,甚至根本听不见他们。只要离开它。神在他的宇宙里。神在他的创造物中间运行。
37

拿一只小鸭子来看,有时候我上北方的林子里去打猎,我猎遍了全世界。上北方的林子里去,那里有一只小鸭子在湖上出生。它从未离开那湖,它在那年春天出生。但不知怎么的,当山上出现雪帽,第一阵冷空气从山上刮下来时,在那池塘上有某只鸭子,是只公鸭。它去到那池塘中央,把那小鼻子昂在空中,“嘎嘎”叫,池塘上的每只鸭子都会到它那里去。是的,先生。它要做什么呢?要从那池塘里飞起来。记住,它从未离开过那池塘,但它要从那池塘飞起来,带领每一只鸭子尽可能径直地飞向路易斯安那州的稻田里。如果它不飞走,所有鸭子都会冻死的。

我们肯定应该有鸭子的感觉。如果神能使用一只鸭子的直觉带领它的群众或鸭子朋友们离开将要结冰的地方,圣灵的大能肯定应该带领我们去到是我们医治者的基督那里,远离危险。神赐给鸭子一个直觉,他赐给你圣灵。哦,我此时感到灵里兴奋了!是的,我感觉到了。是的,他赐给我们圣灵来逃脱那些事。确实是。
你打开收音机,它说:“明天天冷,或天热,”不管收音机说什么。我们举例说,明天天暖和。天会暖和。当你看到那只老母猪走过去,叼着山北边的那些树枝,带到山的另一边;你就不要理会那个播音员说什么。他不知道他在说什么;那只猪知道。当你出去,看到这些兔子去到柴堆下,要是那人说:“天气会晴朗。”你就不要理会他说的话;那只兔子比他更知道天气。神赐给兔子一个方式逃脱那些事,它相信,它为此做好准备。
38

就像挪亚造方舟,在任何雨降下之前他就预备了方舟。阿们!今天下午你准备飞走吗?你能看见神吗?离开这些疾病、病症、怀疑、慌乱。神在他的宇宙里。

不久前,几年前,爸爸和我在犁田。那是个炎热的上午;我们躺在玉米旁,爸爸说:“哦,马开始喷鼻息,喷鼻息。”
我说:“爸爸,它怎么啦?那后面有一只郊狼吗?”
他说:“不,不。暴风雨要来了。”
我说:“什么?”
他说:“暴风雨。”
我说:“我压根儿就没看到暴风雨。”
他说:“比尔,等一下。你不明白。”他说:“神赐给马一个直觉,知道暴风雨要来临的时候。”你们所有骑过马的人都知道闪电会从马的鬃毛上掠过。他说:“它有……它有一个直觉去到安全之处。那就是它喷鼻息的原因;它们想要去到谷仓里。”
我说:“暴风雨?嗯,”我说:“没有雷声;没有闪电;压根儿就没有云。”
他说:“你只要等一会儿。”
我还没有犁到两圈,暴风雨就来了。瞧?神赐给它们直觉。神在各处的每个受造物里,只要你观察它们。神在他的宇宙里。你相信吗?他确实在。
39

呐,几年前,我在读一篇文章,里面说一个不信神的穿越全国。他太聪明,太有知识了,甚至传道人都对付不了他。大约是五十年前,他在把人从基督信仰转到不信神的。最后,他的身体垮了,他去科罗拉多州休养。一天,他在一个营地,走出去,开始看那些石头。他说:“我真的错了吗?有个把你放在那里的东西吗?”

那些树来回地摇动,风说:“亚当,你在哪里?”你瞧?
最后,那个不信神的坐在那里的一根圆木上,看着那些石头,脸伏于地,说:“我错了。愿神怜悯我一个罪人。”
难怪圣经说:“若是他们闭口不说,这些石头也要马上呼喊起来。”一件事要发生。如果人在宇宙里环顾四周,就能找到神。你不相信神在他的宇宙里吗?神确实在他的宇宙里。
40

现在我们要来看一会儿神在他的道中。多少人相信神在他的宇宙里?他肯定是在他的宇宙里。我们可以继续讲整个下午,但我们不想这样。我们还要讲其它两点。

现在你能看到神在他的宇宙里吗?多少人有看到神在他的宇宙里?在所有不同的东西里?你肯定能看到。现在我们来看神在不在他的道中。
神在他的道中到这样的程度,“太初有道,道与神同在,道就是神。道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约1:1,14]
41

神在他的道中。我们相信这点。神持守道。当神说任何事时,我们就可以讲说它,留意那道降临,准确地彰显神说要成就的事。所以我们知道神在他的道中。神告诉亚伯拉罕说他要从撒拉生一个孩子,他等了二十五年;神持守他的道。神告诉挪亚说天要下雨,还有神说的一切事。他告诉一百二十个门徒上去,在耶路撒冷等候,直到五旬节到了。主要将父所应许的差来。他持守了他的道。他总是持守他的道。

他说:“我所做的这些事,你们也要做。”他持守他的道。“还有不多的时候,世人(世界秩序)不再看见我,你们却看见我。我要与你们同在,在你们里面,直到世界的末了。”他持守他的道。神在他的道中。
42

正如那天晚上我说的:“神是……耶稣说:’神的道是撒种之人出去撒的种子,这种子长出来等等。’”

呐,每粒种子,如果它是正确的种子,就会产生它本来的东西。它会繁殖自己。一些……大约三、四年前,我跟我的一个卫理公会传道人老朋友坐在一家糕点店吃冰激凌。现在他去荣耀里了。我们坐在那里谈论神的良善。他是编写这首歌的同一位老传道人:“我们放下篱笆,我们放下篱笆,我们跟罪妥协。我们放下篱笆,绵羊出去,山羊反倒进来?”
我说:“哦,你放下篱笆容易。就是这样,你只要开始妥协,这样山羊就进来了,吃光了绵羊的食物。”他们不喜欢那个;他们必须有杂草、教会的杂草。山羊有杂草就满足了,但绵羊必须有真正的食物。
43

注意,他坐在那里,我们所在的糕点店里,印第安纳州亨利维尔的电台在播放。司布真老博士是我一个很好的朋友。电台播放,肯塔基州路易斯维尔的四H俱乐部有一台机器,他们生产了一台机器,能如此完美地复制玉米粒,你甚至无法区分它与地里长的玉米。电台说:“你从一袋地里长的玉米中拿一把,又从一袋机器制造的玉米中拿一把,混在一起,你绝对区分不出它们来。你把它们切开,有同样数量的钙,同样数量的水份,玉米心也是好的,可以做同样的玉米面、同样的玉米饼、同样的玉米片,没错。只有一个方法你能区分他们,就是埋葬它们。机器制造的玉米会烂掉,决不会生长,但神造的玉米会再生长,因为它里面有生命。”

44

你可以拿一个样子像基督徒、举止像基督徒的人来看,如果那人里面没有神的道,如果那里面没有生命细胞使那道受孕,他就决不会在复活中起来。是的。因为他起不来;那里面没有东西使他起来:种子。

呐,当你们农夫埋葬一粒种子,你们拿玉米出去种植,你不会每天早上出去把它挖起来,说:“现在我们看看它长了没有?什么事发生了没有?没有长。”又把它放回去。次日早上,你说:“我要看它是不是长了。”又挖出来,它永远不会长。哦,你对一粒种子做的事,就是把它交托给地,盖起来,你对它所能做的就这些。剩下的事由神来做。
哦,对神的道也是这样。如果你接受神在圣经里做的任何神圣应许,把它放在心里,天天用“赞美神、它会成就”来浇灌它,它就必生长,你只要停止摆弄它,只要由它去。不要说:“让我看看,我今天能更好地移动手指吗,感觉更好吗,我的头疼好一些了吗?”哦,不,它就永远不会好,只要把它交托给神,走开,由它去。那若是神的种子,就必生长。
45

不久前,我在明尼苏达州明尼阿波利斯,那天早上,我收到了一封很严厉的信。那天晚上下了暴风雪,我回到自己所住的一家便宜的旧旅馆里,我一直都尽量呆在一个地方。我相信,基督徒不该要求住那地区最好的旅馆。基督徒应该简朴,我想,即使你付得起住宿费,还是应该成为一个榜样。我的主连枕头的地方都没有。狐狸有洞,飞鸟有窝,但主连枕头的地方也没有。他降生到世上来,要借一个马槽降生,借一个子宫来到,离去时要借一个坟墓埋葬。哦,天上的神是这样,我们也该显出卑微来。

46

所以我进去,那里有一封一所学院某位系主任寄来的二十二页的信。哦,他没有痛骂我才怪呢。他说:“伯兰罕先生,”他不肯称我是弟兄。他说:“伯兰罕先生,你站在这么多人面前所讲的想法,那么腐烂的神学,我一生从未听过。”他说:“你夸口你传道了三十一年。年轻人,你出生前我就在传道。”

我想:“哦,那是……我确实尊重一个传道了那么久的人。”于是我说:“哦,那很好。”
他说:“你昨晚所说的那个想法,作为神的仆人,我开车十五英里,冒着看不见的雪暴来听基督的仆人,我发现的只是一个讲究的算命者。”
他说:“你说:’魔鬼不能医病。’一个人像你这样教导那么多的人,对圣经的认识还不如这个,不知道魔鬼能医病。”他说:“我要你知道,我住在这里的社区,那里有一个妇人有类似的灵。人们上来见这妇人,她穿着大围裙,像这样全身摸他们,他们放一些钱在这围裙里。接着她从头上拔一些头发,划破他们的血管,把血涂在这头发上,走向她后面的小溪,把头发扔进去。人们站在她前面。她像这样走上来。如果她被迫回头看,疾病就会回到人身上;如果没有回头,她把人们的血和她自己的头发丢在小溪里。”他说:“我们记录了这事。至少有百分之二、三十的人得了医治。而你是要告诉我,你不相信魔鬼能医病。”
47

哦,我就想:一所学院的系主任。哦,我想:“那是太好的一封信了。第一,我要回答他。”如果你曾看过我的一封信,我差不多是唯一看得懂信的人。所以,我坐下来,尽我所能回答,我说:“我宝贵的弟兄,”因为他只称我是伯兰罕。我说:“我宝贵的弟兄。”我是指,一个传道五十年的人,他配得一样东西。呐,虽然他错了,他配得一样东西。

我说:“我宝贵的弟兄。”我说:“首先我要说,我原谅你所说的话,我祈求神也原谅。记住,法利赛人传道比你更久,看到同样的事发生,说那是魔鬼的能力,是别西卜,耶稣说:’当末日圣灵做这事时,说一句话干犯圣灵就今生来世永不得赦免。’呐,比如,如果我对了呢?你五十年的传道就什么也没有。你就咒诅自己的魂永远下地狱。你因此永不得赦免。”我说:“弟兄,我不愿你因无知这样做。”呐,我说:“不要让那个伤害你的感情。”
48

但我说:“你因我的神学说’魔鬼不能医病’就持续催逼我。”我说:“我要给你看耶稣。”[原注:磁带空白。]你不能把经文捆起来,你必须使经文清晰连贯。是的。我说:“耶稣说:’撒但不能医病,’而你说:’撒但医病。’”呐,我说:“呐,请你原谅。”我说:“我要讲讲在你邻里的女巫。”我说:“如果……当然那些人得医治了。”因为我说:“在非洲,我见过他们去偶像那里得医治了。在拉斯阿德林斯,在一个天主教教会里有某个死去妇人的纪念碑。他们去那里,看那个死去的妇人,说’万福马利亚’,得了医治。肯定的,因为人们认为他们藉此在接近神,神基于信心医治人,不管信心在哪里满足了,神都必须满足那个要求。”是的。

我说:“今天全国有很多人自称是神医,说:’我手上有能力,荣耀!哈利路亚!哦,感觉那个。’”好像我不知道,美国人轻易就相信,像刚出炉的蛋糕之于流浪汉一样。他们认为那是对的。他们得医治,是因为他们……不是那样的。是你对耶稣基督已经完成工作的信心。医治就在那里。你千万不要让任何人告诉你说他们有能力医治。他们没有。
49

耶稣基督已经偿还债务。你怎么能再赎它呢?他给你一张清楚的收据,离开你所在的当铺。你被耶稣的宝血救赎了。你没有能力医治。你所做的是有……你可能有一个恩赐彰显神;你可能有一个恩赐藉着一个了不起的传道人彰显神,像我的这些弟兄们,他们能站在这里,做这工作做得比我好多了,因为那是他们的呼召;我的呼召是别的事。但我们每个人都有一个恩赐,要告诉你基督为你受死的时候就医治了你。他为你的过犯受害,因他受的鞭伤你得了医治。有件事使你知道,如果你不能相信道,他会赐下神迹奇事证明他是复活的基督。瞧?因此,那是你得到医治的地方,藉着信靠主。

50

所以,我说:“但是先生,我所担心的不是那个,而是路德学院的系主任把他的教义建立在一个感觉上或一个经历上,而不是建立在神的道上。”是的。哦,你可以有任何的感觉,但必须是神的道。是的。我说:“一所学院的系主任传道了五十年,却把教义建立在(刺得他很重),把你的教义建立在一个妇人拥有的某种经历上,而不是建立在神的道上。神说:’撒但不能医治,’问题就解决了。当神说话时,他说的永远都是对的。”

51

过了不久,我受到邀请去他的住处。摩尔先生跟我同去,因为我知道那人聪明。所以,我们在那所著名的大学院吃了饭,他们有几百英亩玉米,学生们可以勤工俭学。那天,吃完了饭,他把盘子推到后面,这位系主任对我说:“伯兰罕先生,我们来这里问你几个问题。”

我说:“先生,我可能答不来那些问题,”我说:“我不是个神学家;我只是一位为病人祷告的弟兄。”
他说:“哦,”他说。
摩尔先生是个神学家,坐在我旁边,他说:“如果他对你太野蛮了,只要碰我的膝盖,碰我的膝盖。”
所以我坐在那里,他说:“伯兰罕先生,我看到你……我追查你的生平,你是浸信会的。”
我说:“是的。”
他说:“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你离开浸信会教会?”
我说:“我从未离开它;是它离弃我。”瞧?我说:“当它否认我在圣经中传讲的信息时,它就离弃了我。”
他说:“哦,伯兰罕先生,有一件事我想问你。”他说:“就是这个。”他说:“呐,如果你那样做,我想说一件事,是什么使你开始跟五旬节派交往呢?”
我说:“他们相信神的道。”
他说:“他们得到了什么?我就在附近,看见他们踢翻桌子,敲倒椅子。”
我说:“哦,肯定的,是的。”
“打破窗户,或类似的事。”
我说:“肯定的。”
他说:“那是什么?”
我说:“圣灵。”
他说:“圣灵?”
我说:“肯定的,如果他们没有驱动车轮正确地滚动,他们就得在某个地方的汽笛里放掉;他们有很多的蒸汽。”我说:“那是真实。”如果这个五旬节派教会把很多赞美的东西拿来做工,就会为神的国做一件事。神赐给你圣灵。你喜欢用它来叫喊,用它来赞美,但只要放在恩赐和奇事里,到街上去,领罪人进来,类似这样,你的教会就会成长,一切都会进展顺利。不要在汽笛里放掉;要付诸行动,驱动福音列车的车轮。
52

他说:“哦,你认为我们路德派得到了什么?你认为……我们相信我们信的时候就领受了圣灵。”

我说:“在《使徒行传》19章,保罗不同意你的观点。他说:’你们信了以后,受了圣灵没有?’他从未说:’你信了以后,查遍希腊文、希伯来文,不管你想查什么。’”
呐,他们相信,我们的浸信会教会教导你信的时候就领受了圣灵,但这不对。保罗说:“你们信了以后,受了圣灵没有?”那些人叫喊,嗯,亚居拉和百基拉举行大聚会,一切的事发生了,但保罗说:“你们信了以后,受了圣灵没有?”
他们说:“我们不知道有圣灵赐下来。”
当保罗给他们重新施洗,按手在他们身上,圣灵便降在他们身上,他们就说方言,说预言。这时他们就有了圣灵。
53

于是他说:“你认为我们路德派得到了什么?”

我说:“潜在地说,我认为你们没问题。”他说。我说:“让我给你一个小比喻,因为我知道得不清楚。”我说:“呐,你在这里做什么?你出去,春季犁好田,把田里所有的茎杆耙掉,种上玉米。第二天早上你出去,首先你知道,你说……”有两片小芽出现在玉米上,两片小叶。我说:“你往外看,看到那些小芽出现,你说:’赞美主,我有玉米庄稼了。’”我说:“你有玉米庄稼吗?”
他说:“哦,我不知道你在讲什么。”
我说:“潜在地说,你有一块玉米庄稼。”我说:“那是你们路德派,第一次改教。接着你知道,那茎往上长,这些叶子长大了,接着你知道,它成了穗子;那是约翰·卫斯理在第二次改教上,成圣:恩典的第二步明确工作。它做了什么?”我说:“穗子回头往下看茎、叶,说:’我不需要你。我们成圣了;你们只是路德派。’”我说:“不久,花粉出来了,落在玉米的叶子里,长出来,有了穗,上面有玉米粒。”我说:“那是五旬节派。”我说:“接着五旬节派抬头看,说:’你们俩个我都不需要。’”但我说:“毕竟,在两片小叶芽里的同一生命成了穗子,也成了玉米粒。”是的。我说:“我们……”瞧?
五旬节运动是一个恢复。五旬节有圣灵,却是恩赐的恢复。同样的麦粒,落在地里的同一位耶稣正在繁殖自己,通过茎长出来,在饱满和原本的玉米粒里繁殖自己,像它落下去时一样。阿们!
他说:“你要称我们是什么呢?”
我说:“五旬节派教会是高级的路德派教会。”是的。没错。它是高级的路德派、拿撒勒派、天路圣洁派等等。它是高级的教会。我说:“我承认我们有很多真菌在穗子上,但我们也有一些玉米粒。”赞美神!那是原本的。
54

神在他的道中,道是种子。不管发生什么,它总要生长。神说它会在那里,毫无瑕疵与皱纹。你相信神在他的道中吗?神相信他的道,神持守他的道,神持守他的应许之道。他所要做的,他就做。神在他的宇宙里。阿们?神在他的道中。相信吗?

呐,神在他的儿子里,我记在这里了。神在他的儿子里。好的。神在他的儿子里吗?圣经说他在。神在基督里使世人与自己和好。
55

呐,如果你们一神论、二神论、三神论、四神论,不管你是什么,现在把这点记在心里,你们握手,说我们是弟兄。瞧,神在基督里使世人与自己和好。耶稣是神的儿子,神荫庇了马利亚,在她子宫里创造了一个血细胞。

呐,你听见人们说:“我们得救是藉着犹太人的血。”我们不可能藉着犹太人的血得救。它跟其他任何血一样有罪。
“我们得救是藉着外邦人的血吗?”不,先生。我们得救甚至不是靠人的血。我们得救是藉着神的血,神的血。生命细胞来自血细胞,这里的血细胞来自造物主神,他创造了一个血细胞,生出了神的儿子。
56

古时礼拜的人牵了一只羊羔,去祭坛敬拜,他把羊羔放在坛上,按手在羊羔上,承认自己的罪。他们割断羊羔的喉咙,血细胞破裂了,羊羔死了。呐,他离开时的状况跟进来时一样。他的罪得赦了,但他带着同样的欲望出去:如果他偷盗、开枪、犯奸淫,不管是什么,他带着同样的欲望出去。但如果一个人按手在神儿子的头上……如果他按手在神儿子身上,为什么他不像原来一样出去呢?来自羊羔的血细胞里有动物的生命。那动物的生命跟人的生命不一致;因此,当生命回来时,对人来说那是动物的生命,它为人做不了什么事。但当神的血细胞破裂时,住在那个细胞里的神的灵以圣灵的样式回来;那人就脱离罪了。罪的意识被定罪了,阿们!我全心相信这点。

“礼拜的人良心既被洁净,就不再觉得有罪了。”[来10:2]圣经说:“意识,”其实意思就是“欲望”。礼拜的人既凭着信心按手在耶稣基督的头上,感觉到那颤抖的肉体,好像人按手在羊羔身上,一个无辜者要死了、叫喊,全心相信神的儿子替你受死,当你做那个承认,从那使你成圣的血细胞出来的圣灵进入你生命里,你在基督耶稣里就成了一个新造的人。神的生命在你里面,他收养了你,你是神的儿子。阿们!不要害怕。“阿们”的意思“但愿如此”。那不会伤害你。
57

注意。神的儿子,神的灵在人里面。神在基督里使世人与自己和好。神是个灵。他没有手,直到他成了耶稣。他没有脚、手臂、腿等等,直到他成了耶稣。他彰显了……从来没有人看见神,只有在父怀里的独生子将他表明出来。神住在基督的身体里。这应该是令人震惊的,应该使人惊奇。如果神想要的话,他本可以沿着天上的走廊从天降临,有天使致敬。他本可以生来就是一个完全成熟的人。他可以带着天上的显赫与荣耀降临,但他没有那样选择。他临到一个马房,降生在粪堆上。小耶和华在马槽里哭;小耶和华像男孩一样玩耍;小耶和华像人一样劳作,他越过他的演员表与我们同在。神成了人。

当耶稣基督降生时,神成了地上的人,彰显神是什么。他劳苦工作,同情青少年。他经历了我们经历的一切试探。神这样做,使他能让自己的审判公正。他的审判必须公正。如果没有公正,做出审判又有什么益处呢?如果审判没有惩罚,就仍是没审判。于是他接受了自己审判的工价,作为罪人死去,定了世人的罪,使我们可以藉着他的公正和好,在交通中归向神的宝座,像我们在伊甸园里做的那样。如果那不是福音,我就不知道了。绝对是的。神的宝贵儿子。神肯定在他的儿子里。
58

不是叫出任何不同的教派,我不代表他们任何一个;我又代表他们所有的教派。不久前我在小石城的鲁滨逊礼堂。有个拄拐杖的老人,他在街角卖了几年的铅笔,被叫出来。他是拿撒勒派的。第二天,他举着这些旧拐杖走在街上,说:“我的老朋友,我的拐杖用到头了。”作见证。那天晚上,我到讲台上讲道,他说:“等一下,伯兰罕先生。”

我说:“好的,先生。”他在阳台上。
他说:“你知道,当我听你讲道时,我肯定你是拿撒勒派的。”他说:“因为你传讲圣洁。”他说:“后来我听有人告诉我说你是浸信会的。这些人几乎都是五旬节派的。这我就不明白了。”
我说:“哦,大伯,这很容易。”我说:“我是五旬节的拿撒勒的浸信会信徒。”是那样的。我们是耶稣基督的代表,这才是关键,不是你的宗派,而是神。
59

呐,这妇人属于基督教科学派教会,很好的女士,她说。当然,他们不相信耶稣是神。她说:“伯兰罕先生,我喜欢你的教训。”但又说:“唯一让我的血颤抖的是你想要把耶稣当作神。你太夸大他了。”

我说:“我不可能夸够他。”
她说:“哦,你总是夸大他,夸大他。”
我说:“即使我有一万个舌头,我也不可能夸够他。”我说:“他为我成就了何等的事。”
她说:“但你把他当作神了。”
我说:“他就是神。如果他不是神,全世界就失丧了。”绝对是的。
她说:“如果我……你说你是个基要主义者。你只持守圣经。”
我说:“是的。”
她说:“如果我用圣经向你证明他不是神,你愿意接受吗?”
我说:“如果圣经说他不是,我会接受。”我说:“但圣经没有说。”
她说:“哦,不,圣经说了。”
我说:“在哪里?”
她说:“好的,在《约翰福音》11章,当耶稣去拉撒路的坟墓那里,圣经说:’他哭了。’伯兰罕先生,他不可能哭了又是神。”
“嗯,”我说:“女士,你的论据比快要饿死的小鸡的影子做出的汤还稀。”我说:“哦,哦,那不是经文。”我说:“瞧这里,他既是神又是人。”我说:“当他在拉撒路坟墓那里哭的时候,他是人;但当他直起肩膀,说:’拉撒路,出来,’一个死了四天的人站起来了,又活了,这比人大多了。需要神才能那样做。神在基督里。”
60

那天晚上或那天早上他从山上下来,饿了,寻找,在那棵无花果树上寻找食物,什么也没找到,他是人。他饿了的时候是人;但当他拿起五饼二鱼,喂饱五千人时,那比人大多了。那是神活在一个人里面。肯定是的。

他累了的时候是人,那天晚上躺在小船上,因异象和整天的事,能力从他身上出去了。那天晚上魔鬼发誓,海上也许有一万个魔鬼,他们要淹死他,他在那只翻腾的小船上,像一个瓶塞在暴风雨中汹涌的海上一样,波浪甚至没有将他叫醒,他睡着了。他疲惫不堪。当他睡着时,他是人;但当他一被唤醒(哈利路亚!哦!),脚踏在船的帆索上,说:“住了吧!静了吧!”波浪就去到了小湾里,好像婴孩到……风和浪都听从了;需要比人更大才能那样做;那需要神。那需要灵感;那需要神的大能来那样做。神在他的儿子里。你相信吗?
61

当他死在十字架上时,他的确呼求怜悯;他是个人。他在十字架上呼求怜悯,但在复活节早上,当他复活,拆开死亡和阴间的封条,从坟墓里复活时,他比人大多了。需要比人更大的才能从坟墓里复活;需要神才能那样做。难怪诗人说:“降生,他爱我;受死,他救我;埋葬,他带走我的罪;复活,他使我称义。一日他再来,何等荣耀的日子!”是的,先生。神本性一切的丰盛都有形有体地居住在他里面。神在基督里,使世人与自己和好。

你相信神在他的宇宙里吗?你相信神在他的道中吗?你相信神在他的儿子里吗?呐,我这里记的下一个是神在他的子民里。
62

呐,我们要看我们能不能把他带给他的子民。神是个灵,他总是使用人在地上彰显自己。他在他的儿子里那样做。他是大卫里面的神。你知道吗?神在他的子民里。

大卫,他是被弃绝的王,作为一个被弃绝的王到了山顶上,回头看,哭了。五百年后,大卫之子作为一个被弃绝的王坐在同一座山上,为耶路撒冷哭泣。对吗?
约瑟有基督在他里面,他生来就是个属灵的弟兄。他其他的兄弟憎恨他。留意今天的教会。其他的弟兄无缘无故地憎恨他。他为他的父亲所爱,为他的弟兄们所恨。呐,他们无缘无故地恨他。他也无能为力,因为他生来就看异象,解梦。但他们憎恨他。他们今天也做同样的事。
63

魔鬼取去他的人,却从未取去他的灵。神取去他的人,却从未取去他的灵。在以利亚身上的灵降在以利沙身上,从以利沙到施洗约翰,又被预言在末日要再来。瞧?神从他儿子身上取去圣灵,赐给教会。神取去他的人,却从未取去他的灵。魔鬼取去他的人,却从未取去他的灵。

自从时间开始,那两个灵就在人的肉身里彼此争斗。是的,他们要一直争斗到末了。如果你查考经文,留意它运行的方式,就不会失丧,如果你接受基督作你的救主,作你的领路人,通过经文指引你,我们正乘坐小船航行在生命神圣的海上。让他进来跟你在一起,给你的船领航。
64

呐,我们发现神在摩西里面;神在以利亚里面。以利沙在那里,一个人躺在那里的洞里。他所祝福的书念妇人,她有个孩子,孩子死了,以利沙出场了。以利沙是个神人。当他进来时,孩子躺在他的床上。首先,以利沙知道他是神人。他没有夸口这点,没有对此乱说,但他知道他是神人。他用这根旧杖走路,他对基哈西说:“拿着那根杖,去放在孩子身上。”他知道他所摸过一切东西都是蒙祝福的,因为神在他里面,如果他能让妇人相信同样的事……

妇人就是这样摸耶稣衣裳穗子的;因为她知道耶稣是个神人,神住在他的子民里。她知道如果神在以利沙里面,神肯定在耶稣里面。妇人知道这点。
如果我们五旬节派信徒能像那样彼此尊重,知道我们从不彼此议论,我们是弟兄,我们是姐妹,我们中间决不会有羞耻,巴不得我们能彼此认得我们是神的儿女,神住在他的教会里,在他的子民里。当然是。神在他的子民里。你相信吗?
65

看看这位先知。妇人不相信杖。我想保罗就是从这里学到拿身上的手帕。因为我相信,除了道里面的东西,保罗不会传讲别的,所以他把手帕寄给人。神在保罗里面,人们从保罗的身上拿手帕,放在他们身上,恶鬼就出去了,病得医治了。神在一个人里面。你们相信吗?保罗。

神在以利沙里面,因一个死去的孩子,他被唤出场。他不知道要做什么。孩子死了。所以他在地板上来回地走(哦,我喜欢这样。),等候圣灵临到,在屋里来回走。不久,他开始感到圣灵临到他。我相信他得到了一点,你知道,更快点走。哦,他感到了圣灵,便伏在孩子身上,孩子打了七个喷嚏,活了过来。神在他的子民里。
除了神,什么能从死亡里带回生命呢?阿们!咻!我此时感到灵里兴奋了。哦,你认为浸信会的不叫喊,我肯定叫喊。哦,神在他的子民里。
66

老渔夫在那里没有……今天我们寻找知识分子和大人物,他们从学院毕业,知道所有的学位,拿到了神学博士、哲学博士和各种的神学博士。呐,首先你知道,他上去,去到那里,你知道,他知道一切的情况。我们以为就是那个人。但一次神让一个老渔夫去到他的控制下。他甚至不会签名,是没有学问的小民,人们看到神在那人里面运行,甚至人们躺在那渔夫的影子里竟然得了医治,大家都从他的影子里经过。

神在他的子民里,你相信吗?神在他的宇宙里,你相信吗?神在他的道中,你相信吗?神在他的儿子里,你相信吗?
67

瞧,昨晚,我们讲到:“我所做的事,你们也要做,”我们看了主所做的事,显明了那是什么。他应许了他要在这里。你说:“但神生活在另一个时代。”

神活到永永远远;神是永恒的;他不可能死。神……他们杀死了耶稣的身体,但神叫他复活了,他直活到永永远远。今天他的灵活在教会里;他的灵现在就在这里;他的灵在他的子民中间。他亲自证明,不是藉着某些……他可以藉着这个证明自己活着;他可以藉着日落证明自己活着;他可以藉着他的道证明自己活着;他可以藉着他此时在会堂里的灵,藉着愿意将自己交托给他的男人女人,证明自己活着。阿们!你将自己交托给他,说:“伯兰罕弟兄,当你看见那些异象时,什么事发生了?”
它不是世上的任何事,乃是有一个恩赐,知道如何放松自己,让威廉·伯兰罕靠边站。我最大的敌人就是威廉·伯兰罕。他总是挡在我的路上;我要说他总是挡在神的路上。他总是挡住神的路:他太累了,不想要这样做,不想要那样做。如果我能把那家伙钉十字架,神就能使用他。神可以使用这个身体,使用这个麦克风。麦克风是哑的,直到我向它说话,或某人向它说话,但它自己不会说话。人怎么能看异象呢?人怎么能医治一个生病的人呢?按手怎么能做让一个死去的婴孩活过来之类的事呢?它怎么能发生呢?那不是人;乃是神在那人里面,就像神在日落里一样。神无处不在。
68

我们想要从神的灵所生,认出并寻找他。他离你那么近。你们重生的人,他不但离你很近,他已经在你里面,要成就他的旨意。魔鬼站在那里说:“不要相信;不要相信;不要相信这个、那个。它不是给你的;它是给别的时代的。”

哦,你说:“撒但,退我后面去。经上记着说:’我所做的事,你们也要做。’”那是耶稣打败撒但的方式;他从未使用自己的能力。他是神在肉身彰显,但他没有使用自己的能力。天上所有的恩赐,他里面都有,但他没有使用那恩赐。他只是拿起父的道。他说:“经上记着说:’当拜主你的神。’经上记着说,经上记着说,经上记着说,经上记着说。”他打败了撒但。神的道必在任何地方、任何地盘、在任何条件下打败撒但:神的神圣之道。
69

神活在他的宇宙里;神活在他的道中;神活在他的子民里;他是无处不在的神。如果你现在让他进来,就会看到神今天下午又活在我们中间。让我们低头。

因为神的道比一切两刃的剑更快,更有功效,刺入剖开骨节骨髓,连心中的思念和主意都能辨明。神的道进入人里面,辨明意念。耶稣看出他们的意念。如果是,请说:“阿们!”他是什么?“太初有道,道与神同在,道就是神。道成了肉身。”他说:“因为我称自己是神的儿子,你们就定我的罪,你们的律法上记着说你们是神。”
70

人被造成为小神;他的领地是地球。整个地球现在都在等候神众子的显现彰显出来。看看我们落后多远了。但记住,众先知……主说:“你们若称那些承受神道的人是神……”先知是什么?道的神圣解释者,拥有属神的解释。他预告、预知的神迹,那是向人们印证他是先知。

那正是犹太人说的:“让我们看他拿起这本圣经,经上说:’耶稣是基督,死了,又复活了;我所做的事,你们也要做。’让我们看他行先知的迹象,我们就相信那是圣灵。”那是弥赛亚,他又在他的人里面运行。那是他的先知。瞧?他在那人里面运行。除了藉着神,怎么可能成就呢?神是唯一能做那事的。你想要在祷告中蒙记念吗?请举手,说:“神啊,怜悯我。我现在想要全心信靠主耶稣。我知道我是个跟永恒紧密连结的受造物。”
曾经一个时候,你什么也不是,一无是处,但将来会有一个时候,你会成为一个人物,或处在某个地方。如果你是罪人,今天下午就做出决定。基督在这里帮助你,拯救你。你愿意吗?我不怎么劝人来祭坛。我想,如果神的道做不到……耶稣说了这个评论,不要让它伤害你:“凡父所赐给我的人,必到我这里来。若不是我父先吸引人,就没有能到我这里来的。”[约6:37,44]我们只是撒网。
71

你是罪人吗?你想要举手吗?我不是呼召你来祭坛,只要说:“伯兰罕弟兄,我是个罪人。我要向神举手。神啊,使我真实,让我能像那老渔夫一样看到你。我想要看到你在你的整个宇宙里、在你的道中;我想要看到你。”请举手,说:“弟兄,为我祷告。”神赐福你。还有别人,请举手。神赐福你。神帮助后面的你。神赐福你。

我右边阳台上的怎么样,你们低着头,心也俯伏,那上面有人不认识主耶稣吗,请说:“伯兰罕弟兄,你祷告时,请在你的祷告中记念我。”所有在那边的基督徒,我现在把它留给你们。
72

记住,基督徒是什么。如果你爱世界上的事,那是因为神的爱不在你里面。我们不能轻轻忽忽地接受。它是现实;是真实的出生,真正出死入生。

在我左边的阳台上,有没有人愿意举手,说:“我不是基督徒,伯兰罕弟兄,我想要你在祷告中记念我。我不是向你一个传道人举手,我是向神举手。让他怜悯我。”还有人吗?好的。
底下一楼,让我们从这里经过。还有人吗?我要肯定知道我在祷告。我相信神听我的祷告。他告诉我:“你若真诚,让人相信你,就没有东西能在你的祷告面前站立得住。”
我说:“他们不会相信我,因为我没有受过教育。”
他说:“正如摩西被赐予两个迹象,印证他被差遣下来拯救,你也被赐予两个迹象。”
请举手,说:“伯兰罕弟兄,我想要在祷告中蒙记念。”如果楼下还有人没有举手……好的。
73

我们的天父,我将他们交托给你。今天下午有手举起来了。我注意到楼下有两个。主啊,我祈求你此刻触摸那些人。人们感到他们确信你与他们同在。我为此感谢你。

父啊,如果还有一点疑云,愿他们不站在那疑云下,乃愿他们绝对地确信,因为那天早上将是一个可怕的早上。河上雾气很重。我想要确定我的票好了,现在一切都为那个时刻预备好了。到时我可能没有机会,我不会有机会了,那时就没有怜悯了。血要离开施恩座;那将是审判座,我将被要求交账。
74

神啊,应允这些宝贵的魂,你触摸了他们的心。我祈求你此时拯救他们,让他们知道这点,你在你的道中说:“若不是我父吸引人,就没有能到我这里来的。”

他们举了手,表明有一个灵告诉他们举手。他们向天、向创造天地的主举手。
父神啊,我祈求你把他们的名字记在生命册上。愿耶稣的血在他们有罪的册子上写上“赦免”,然后扔在忘记的海洋里,不再记念那些控告他们的罪。愿他们的名字重新写在羔羊的生命册上,当那日,这册子要洒上主耶稣的血,就没有罪控告他们了。父啊,请应允。我将他们交托给你。
75

如果我今生不能跟他们握手,愿那天当成千上万人站在那里时,我有这份荣幸。愿我听到他们大喊:“伯兰罕弟兄,我是那天下午在亚基马举手的一个人。”他们将非常高兴。那天晚上你显了那些已经出死入生的人多么高兴的异象。

父啊,我祈求你赐福他们。今天下午,当我们叫祷告队列时,愿你彰显自己,证实你的道,今天对我们来说是神在他子民里,正如我们看到神在他的宇宙里,神在他的儿子里,神在他的道中,神在他的子民里。父啊,请应允,我们奉耶稣的名求,阿们!
76

你们亲爱的人,我在想……我脱掉了手表。连续三块手表了;我握住某个人的手臂,手表就停了,没有告诉我为什么……城里的钟表匠刚刚修了的。他想要修。转柄掉出来了,表的面也掉落了,表针……那是三百美元的凡尔根板球牌手表,是别人在瑞士送给我的,上面有闹铃。瞧?我这里有一块人在加利福尼亚州送给我的崭新手表。我像这样按手在一个人身上祷告。有谁见过那个吗?当那事发生时有谁在场吗?那件事发生时,如果你在场,请举手。手表停了,破碎了,直到今天都不能用。连续三块手表。我脱掉手表,确定不会弄坏它。

77

现在我们要……昨晚我们叫的是什么?我们有A祷告卡,A。你发了吗?总共发了一百张卡。我相信昨晚我们从1叫到了50。到后来,没有人上来了。

瞧,我知道它令人吃惊。是的,先生,它了不起。如果你带着没有承认的罪上来,你最好在来之前纠正了(瞧?),因为圣灵肯定会把它叫出来。但今天下午,我只想挑一些祷告卡,为他们祷告。呐,只是为有祷告卡的人祷告。
78

今天下午,让我们从那里的其它地方开始。我们这里有两个人,也许要辨明或什么的。让我们从那一百张卡里的其它地方开始。我们看看,昨晚我们叫到了15或20个,类似这样,他们成了那样,没有上来,我就……让我们开始说,51。那张卡在这里吗?51,谁有51号祷告卡?请举手。从一个妇人开始很好,好的,女士,过来这里。

52,谁有52号?我们要叫他们所有的人,但我们只是……好的。
79

我儿子告诉我他们在会堂里听不见,对吗?你们在阳台上的听得见我说话吗?听不见吗?你在那边听得见我吗?哦,神赐福你们的心,整个下午坐在这里,甚至听不见。在阳台上一句也听不见。你在后面听得见吗?在那后面听得见,但在阳台上听不见。嗯,神赐福你们忠诚的心。愿神我的救主今天下午向你们每个人应允你们的要求。你们能听得见吗?愿神应允你们的要求,不管是什么,你一直坐在那里,我说话,你却一句也听不见。愿神以某个方式向你们启示我在告诉你们真理。

好的,我们现在要叫祷告队列。我必须要像这样大声说出来,因为上面的人可能有祷告卡。我正在叫祷告卡。我叫了哪里?是什么?50……52号祷告卡?好的,52号祷告卡,谁有?53?女士,你过来这里。54?[原注:磁带空白。]
80

“主耶稣,你会医治我吗?”

他会说:“孩子,我已经做了这事。”
“哦,你已经做了这事?等一下;那有点不同,我听说你是医治者。”
他会说:“我是医治者。”
“哦,哦,为什么你不医治我呢?”
“孩子,我已经做了这事。我早就付清了你医治的代价。当我在地上的日子,我决不能为任何人做什么事,任何时候我也不能做,除非他们先有信心相信。”多少人知道这点?那是基础。必须有信心。好的。
呐,他们会说:“哦,我怎么知道你是主耶稣呢?你会做一件事吗?”
“嗯,是的,我要举手;我要传讲一会儿。”
但是瞧,你说:“主啊,让我知道那是你。”
他必须做一件事,像他在地上时所做的(对吗?),做一件事使你知道。昨晚我们发现他使那些人知道他是弥赛亚的迹象是什么?他怎么做的呢?他赐给他们一个弥赛亚的迹象,显明他是摩西所说的先知:他知道他们心里的秘密。多少人知道这点?多少人见证圣经说“主你们的神要兴起一位先知像我”?耶稣看出他们的意念,知道他们心里的秘密,对他们说出来。藉此,他彰显了自己是神的儿子。
81

呐,如果神在他的子民里,在耶稣里面的同样生命在教会里面,在你们会众里面……那妇人经过祷告队列,她不像我们说的那样有祷告卡。但她呆在会众后面;她摸了耶稣的衣裳穗子。

呐,耶稣今天是能体恤我们软弱的大祭司。对吗?呐,你怎么知道你摸到了他呢?他以他在地上时的同样方式反应。
呐,大多数时候,你们残疾的人等等,你想:“我没有希望了。”把这点从你头脑里除掉。你得到信心跟他们得到信心是一样的。你的医治跟他们的医治是一样确定的,如果你……如果你有信心,你的医治就是确定的。
82

呐,哪个是……我们从哪里开始?就从这里这位女士开始吗?好的。过来吧。

呐,美国人……呐,我们晓得有50个人,10或15个人因异象经过后,他们就会送我下讲台。嗯,我承受不了。多少人知道这点?因一个异象,耶稣的能力就从他身上出去了。呐,一个异象对我又如何呢?
呐,这里有一个妇人残疾,坐在轮椅上。我会说:“那妇人残疾了。”任何人都知道这点。但这是一个看起来健康的妇人。呐,神迹是:她的问题是什么?她看起来很好,健康。呐,如果有人对此有怀疑,认为你有更好的方式,嗯,这是麦克风,请你上来;欢迎你上来。你不相信,就上来,做同样的事。
83

你说:“哦,耶稣说:’我所做的事,你们也要做,做更大的事。’”

“哦,”你说:“主说:’更大。’”
哦,让我们先看看你做他所做的事,然后做更大的事。你先做他所做的事。是那样的,然后你做更大的事。瞧?让我们看你先做他所做的事。“我所做的事,你们也要做。”至于更大,如果你看翻译,是说:“并且要做比这更多的事。”因为他不可能做更大的事,主做了一切可能做的事。但是,如果这妇人……呐,我只想为队列里其他的人祷告。但是使人们知道圣灵在这里。现在我想看神会不会为这妇人赐给我们异象。
84

呐,主告诉我那两个迹象要印证我被差遣做这事。他说摩西有两个迹象。摩西下埃及去,在以色列人面前行了一次神迹,大家都相信了他,跟他行走了四十年。对吗?肯定的,如果我们在心里是亚伯拉罕的后裔,我们就该有那样的信心。

呐,让我们相信。女士,首先,我想我们彼此是陌生人。如果我们彼此是陌生人,你愿意举手让会众看见吗?呐,你瞧,我们在这里,不像魔鬼在某个黑暗的角落,就在这里,像我们的主一样站着,像妇人在井边。千万不要怕基督信仰。当把你的魂挂在任何应许上;它是有效的。基督受死,使它生效。
呐,如果我没有在这里感觉到主的同在,像鹰感觉到它的翅膀一样,我决不会这样说。瞧?
85

呐,自从妇人站在这里,她知道自己在一个男人以外的东西面前,对吗,女士?如果是,请举手。瞧?站在这妇人上面……如果你的眼睛属灵,你肯定能看见。你看不见那道光悬挂在这里,在妇人头上吗?是某种翠绿色,多少人见过它的照片?它在聚会中。他们有照片,挂在华盛顿特区。唯一的超自然物被拍下来,被科学方法证实。它在这里。我正看着它;它悬挂在妇人头上,因为她是个信徒,她是我的姐妹。圣灵来回地见证。

呐,我唯一要做的就是捕捉从她来的东西。会发生什么事呢?会告诉她一件事。她站在这里,或是为家庭问题、财政问题、疾病,或是别人什么的。我不知道。我一生从未见过她。
呐,如果圣灵向妇人揭示一件事。呐,如果我说:“是的,耶稣基督在这里。我感觉到他的同在。”
她也感觉到了。现在留意是什么样的。是一个甜美、谦卑、柔和的感觉。对吗,女士?如果是,请向会众来回挥手。瞧?我正观察在她头上的光。呐,对我自己,我知道我在跟一个会众交谈,但事实上我的智力好像是在另一个世界,在另一度空间,另一个世界。
女士生了病;是在她的胸部,是一个肿瘤,是癌症肿瘤。她为此做过手术什么的。肿瘤又出现在她的胸部,最后会杀死妇人。她被死亡笼罩。如果是,女士,请挥手。现在你相信吗?呐,既然你知道,留意魔鬼的能力运行,这妇人实际上在这里,我还在灵里。那是某种肿瘤,对吗?另一个人坐在这里,有肿瘤的妇人坐在这里。对吗,女士?如果是,请举手。此外,你还有糖尿病。那是……请举手。瞧?那个黑暗的灵往这里拽。那两个鬼想要拽对方,呼求帮助。但毫无疑问,神的能力压制了它们。瞧?
86

现在你相信吗?神在他的子民里吗?你说:“伯兰罕弟兄,神在你里面吗?”不但在我里面,而且在她里面,也在她里面。瞧?圣灵在这里,他绝无错谬。她们两个人里面有死亡的权势,那两个死亡想要合作,而神的能力揭露它,分开它,显明神爱那两个妇人。神想要她们得医治。你相信吗?

现在,请不要走动。呐,你可能会惹着鬼的通道。你明白吗?请不要那样做,你知道那些鬼会从一个人去到另一个人那里吗?要相当敬畏。
女士,如果神告诉我你是谁,那会赐给你很多信心相信吗?你的名字是摩尔太太。你们俩上路去吧;它刚才离开了你们俩;你得医治了。上路去,好了。让我们说:“赞美主!”那个恩赐运行吗?
87

呐,多少人记得我在这里,把手放在人身上,你就会看到手上像有颤动?呐,如果这妇人得了病菌性的疾病,恩赐就会运行。如果不是病菌性的疾病,恩赐就不会运行,那就得藉着异象看到。我不知道。你是下个病人吗?我不是忘乎所以,但是有时候我……

请来一下,年轻女士,让我握一下你的手。这里这只手。没错,是病菌性的疾病。是的,先生。她有感染。呐,是妇科病,妇女病。是的。如果是,请举手。绝对没错。瞧?她有感染。那是病菌。它在我的手上。我要指给你看一样东西,年轻女士。瞧这里。看看我的手。看到那些小白点在我的手上跳动吗?有点肿胀、暗红色?现在把你的手从我手上拿走。它不在那里了。现在把那只手放在这里;它不在那里。现在不在那里。再把这只手放上去,它又在了。
呐,你那只手跟这只手一样是人。我跟你一样是人。那只手不行,它不在那里,因为神在异象中告诉我,好让人们知道这是真理,拿人……让他们……瞧?当你把右手拿给我,你保证你相信我。他说:“你若让人相信你,又真诚,就没有东西能在祷告面前站立得住。”
88

你曾读过那书吗?这些年有多少人读过那些书?瞧,我要把我的左手给你,因为你是我的姐妹。我的右手向神举起。我相信神的应许,他那样告诉我。瞧?你说:“我的确相信。”为什么?因为并不是我手上的感觉告诉你是什么病。你相信我,不是吗?然后我向神举手;我相信神。我把手放在她手上……“伯兰罕弟兄,我相信你。”就是这样。瞧?这就成了。

呐,把你的手放在这里。呐,年轻女士,我要你注意,不是我握手的方式,或任何……哦,问题是,我怎么知道它是什么呢?不是因为那个。但你看到我手上有个感觉,不是吗?小白点布满了我的手。呐,你一移动手,它就离开了。它不会通过另一只手来。现在我把手放在这里,它又在了。
89

瞧,女士。我要你仔细观察。如果那个消失,你就得医治了。但记住,我不能把它留在外面,因为当污鬼离了人身,就在无水之地走来走去,又另带了七个鬼回来。好的。如果神能来这里,指给你看一件可见的东西,你就会毫无疑问地知道一件事发生了,这里有人在灵里知道你(对吗?)。有东西辨明了你身上的疾病。

呐,如果它离开,你会相信它会留在外面吗?好的。你们妇女都低头一会儿。我要你留意我的手。首先我要祷告,检查你的信心,我要指给你看我不会松开我的手。
90

我们的天父,我为这个女孩祈求,愿你从她身上除去这痛苦。你是神,我的手臂按在你的圣经旁边。你应许了要医治病人;那是你的道。我们尽我们心里的一切相信。

父啊,让那东西离开她。我奉耶稣的名求。
呐,我还没有抬头,那东西还没有离开。对吗,女士?说:“是或不是。”它仍在那里,不是吗?是的,仍在动,瞧?光祷告不会让它离开。必须要信心。现在明白我的意思吗?
现在留意。它又在那里了。呐,你相信圣经说“他们奉我的名可以赶鬼”吗?
呐,你必须留意你对此在做什么。你必须留意,因为记住,摩西击打磐石,他本不该击打。以利沙咒诅了四十二个小孩,孩子回去前熊把他们咬死了,因为他们说他秃顶,戏笑他秃顶。那么做不是神的旨意。那听起来不像圣灵:一位发怒的先知。
91

呐,我要你留意,少女。你留意看我的手。你是真诚的。瞧?呐,我没有动,如果那只手像这样变回去,病就离开了。现在你们在各处低头,因为你现在必须让它走。如果你让它走,它生气了,我们知道它会从一个人去到另一个人那里。

92

撒但,十四年前一天晚上神的天使来到格林斯米尔,告诉我这样一个本地的传道人,说我被差遣要为病人祷告,所讲的就是这事。你晓得这点,你被暴露了。你可以在人们中间有不信;你可以使人怀疑,但你不能使基督做任何事,因为他剥夺了你所拥有的一切合法权利。当他死在各各他时,他付清了我们的一切罪恶和不信的债。神已经赐给他的仆人能力把你赶出去。我使用他的名,我奉耶稣基督的名来,我以决斗的信心来挑战你,离开这女孩,从她身上出来,奉耶稣基督的名。

呐,在我抬起手、张开眼睛之前,那些东西离开了。对吗?现在张开你的眼睛。一件事发生了,不是吗?你感到不同了,不是吗?瞧这里。就是这样。等一等,我把手从你手上拿走。现在你把这只手放上去,就像你刚才做的那样。看到它像什么吗?现在把这只手放上去,像你刚才做的那样。看到它像什么吗?一件事发生了,不是吗?你得医治了。事情就是这样。欢喜上路去,说:“谢谢你。”
93

现在我们看一下这个人的手。他有一点前列腺炎,使他起来紧张什么的。是的。你夜里起床。但那其实不是你所要的,因为我感到你的灵驱动别的事。是的。你认为你会残疾吗?你认为关节炎会使你残疾什么的吗?你相信神现在会使你痊愈吗?阿们!他已经做了。走过去,回家,欢呼,叫喊,说:“赞美主!”

我们看看你,先生。过来一下。让我握住你的手。是的,先生。胃病,你相信神必医治那胃病吗?奉耶稣基督的名,愿魔鬼离开这男孩,从他身上出去,奉耶稣的名,阿们!去相信。
94

好的。过来吧。为孩子吗?呐,我们看看他的小手。等一下。小男孩怎么样呢?喂,亲爱的小家伙。是的,先生。不,不是。它不是感染。等一下。如果神会告诉我孩子有什么病,你相信神会医治他吗?你愿意接受耶稣作那孩子的医治者吗?是心脏病。心脏不好。医生甚至不知道怎么办。但神知道对此应该怎么办。

撒但,离开孩子,奉耶稣的名,我谴责魔鬼,祈求他的医治。阿们!现在接受。全心相信,孩子必好了。
95

过来,你好,宝贝?你相信耶稣吗?我们看看他的小手。是的,你认为肾病会离开,你会好,痊愈吗?你全心相信基督必医治它吗?

主耶稣,我谴责伤害这孩子的魔鬼。愿它离开,奉耶稣基督的名。阿们!要有信心,现在相信。不要疑惑。去相信,如果你全心相信,事情就必发生。
现在我们看看你的手。哮喘,但你相信神能医治那病,使它痊愈吗?你接受他作你的医治者吗?我谴责伤害我们姐妹的魔鬼。奉耶稣基督的名,离开妇人。现在去相信。不要疑惑,只要全心相信。
96

底下有多少没有祷告卡的人要相信?你们有多少人愿意说:“我相信”?要有信心,不要疑惑。坐在那里看着我的男人,就在这后面,上了年纪的男人,你相信关节炎会离开你?如果你全心相信,神必医治你。

这里坐着一个人,就在这里,有疝气。坐在那里有疝气、正在祷告的先生,你相信神必医治你吗?你前额有点秃,系着领带。是的,先生。站起来,接受你的医治。你有祷告卡吗?没有,先生。你妻子有一张。哦,如果你妻子有一张,你还没有。如果她在队列里得了医治,你可以跟她一起回家,得医治。阿们!如果你全心相信。我挑战你相信它是真理。
你们每个人都相信吗?那么,要对神有信心。
97

某处一件事发生了。不是这人。你相信神会医治你吗?主啊,奉耶稣的名,医治妇人。阿们!现在去,全心相信地去吧。你若能信,不疑惑,它就必发生。

过来,姐妹。你知道我晓得你有什么病。但如果我不告诉你,你无论如何都会相信,是吗?是的,先生。但我要告诉你,你的神经质离开你了。你可以回家,痊愈。不要疑惑。
当你坐在那里时,心脏病就离开了,所以,继续走吧。赞美耶稣。
呐,如果我不对你说一句话,你会接受并相信自己好了吗?好的,你背上的病离开了;只要回家,痊愈。要对神有信心,全心相信。主耶稣,我祈求你医治妇人,奉耶稣的名。
98

现在过来,全心相信。奉耶稣的名,愿我们的弟兄得医治。

瞧,他们一样得医治。你相信吗?
过来,姐妹,奉耶稣基督的名,愿我们的姐妹得医治。要有信心,不要疑惑。
我们看到可怜的弟兄残疾了。你相信神会医治你吗,先生?奉耶稣基督的名,愿我们的弟兄得医治。不要疑惑。去,现在相信,你必好了。
过来,先生,奉耶稣基督的名,我按手在你身上,弟兄,圣经说:“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奉耶稣的名,得医治。
99

你相信吗,姐妹?奉耶稣基督的名,愿他们得医治,阿们!

我不是寻求异象,因为我现在太虚弱了,我感觉到我的两腿在下面颤抖。
奉耶稣基督的名,愿他们得医治。你现在相信,不是吗?
会相信吗?奉耶稣基督的名,愿他们得医治,阿们!
过来,女士。你会相信吗?奉耶稣基督的名,愿姐妹得医治,奉耶稣基督的名,愿我们的姐妹得医治。
过来,弟兄。你现在会相信这点,是吗?奉耶稣基督的名,愿我们的弟兄得医治。
过来,姐妹。当然,你知道。奉耶稣基督的名,愿我们的姐妹得医治。
奉耶稣基督的名,愿我们的姐妹得医治。
奉耶稣基督的名,愿我们的姐妹得医治。
奉耶稣基督的名,愿我们的姐妹得医治。
奉耶稣基督的名,愿我们的弟兄得医治,神赐福你,弟兄。
奉耶稣基督的名,愿你得医治。
过来,姐妹。奉耶稣基督的名,愿她得医治。
奉耶稣基督的名,愿她得医治。
过来,弟兄,现在相信,病必离开你。奉耶稣基督的名,愿我的弟兄得医治。
奉耶稣基督的名,愿我的弟兄得医治。
过来,弟兄,奉耶稣基督的名,愿我的弟兄得医治。
100

你在怀疑吗?你……你……你全心怀疑,或者你全心相信呢?你相信吗?呐,我从未使用辨明。我知道人们有什么问题。你晓得这点,不是吗?这是……我手上还有病人。瞧这里,弟兄,我只是说:“神赐福你。”我说的就这些,你继续经过。对吗?无论如何你都相信你得了医治吗?好的。你有癌症,是在骨盆上。你的名字是彼得森先生。回家去,得医治。瞧?是那样的。只要相信。

坐在那里的那位得了湿疹。你相信神必医治你,使你痊愈吗?你有祷告卡吗?你没有。你相信无论如何神都必使你痊愈吗?好的。接受你的医治。耶稣基督使你痊愈。阿们!
101

你们每个人全心相信吗?多少人相信神在他的宇宙里?神在他的道中?神在他的儿子里?神在他的子民里?

现在有多少人感觉到你心里有神了?请举手。好的。现在互相按手,互相代求,我下去,为坐轮椅的这些人祷告。
罗伊弟兄,带领他们祷告,当你的……互相按手,只要互相按手,全心相信。
主耶稣,现在来吧。你跟人们同在这里。神在他的子民里。愿他们每个人都得医治。当我们祷告时,你们继续互相按手,继续祷告。神在他的子民里。当我为这些人祷告时,请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