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0722 守望的啊,夜里如何

1

非常感谢你,罗伊弟兄。请坐。我刚才在帘子后面享受那美妙的歌声。你们享受到了吗?唱得真好。愿神祝福那些年轻的孩子。如果还有明天,他们就是明天的庄稼。

刚才罗斯弟兄来,因一个紧急事件拉我去了医院,我想:“哦,我肯定迟到了。”但我终究没有迟到。他告诉我他会临时补缺,我知道他擅长这么做。
2

哦,今晚我们很高兴看到大家在这炎热的夜晚出来聚会,很高兴听到来自昨晚聚会的报告。我想知道昨晚这里藉着新事工接受祷告的,有哪位能显示或举手,能显示或知道情况有明确好转的?那些经过祷告队列的,让我们看看你举手。好的,很好,好的。好。

有人告诉我,昨晚在这里坐轮椅瘫痪的人,今晚就坐在会众后面的某个地方,不用轮椅了。我们对此感到很高兴。弟兄,你在哪里?原来坐轮椅的弟兄,请你举手,不管你在哪里?他在这里,就坐在这里。感谢归给主!很好。这表明只要让小信心开始运行。
3

呐,新事工是要咒诅在那里面的疾病。你们注意到圣灵所做的事了吗?他告诉我的第一件事,是为病人祷告。呐,我抱怨说:“他们不会听我的,因为我没受过教育。”

他说:“正如摩西被赐予两个迹象那样,你也被赐予两个迹象。”又说:“第一个,人们只要把手放在你手上,你就会告诉他们。他们甚至会看到反应,病离开了没有。”
瞧,那个成就了。你必须留意那个,那个成了一种娱乐。
他接着说:“他们若不相信那个,以后会有另一个迹象,是你生来就有的。你会看到异象,知道人们所做的事,他们的一切情况等等。”
我说:“那就是我在这里的目的。人们告诉我说那是错的。”于是他把圣经拿给我看,问题就解决了。但我渴望那个日子来到。
4

今晚会堂里有多少人记得最初我来到西海岸,哦,经过南方,只有那一个按手的事工?你们能记起来吗?只要看看那些朋友。好的。

后来,我告诉你们,主告诉我,我会有另一个事工(你们记得吗?),就是辨明人心里的意念等等。哦,那些事工在全世界运行得很完美。瞧?一个度过了它的日子,另一个也度过了它的日子。
5

呐,以后,若有机会,我想告诉你们最近发生的事,带来一个新的事工。我只要说话,就带来……这又把它交在人们的手里了。如果他们带着正确的态度来,并且相信,事情就必发生。多少人读过册子?在册子上……好的,这里有一些人在册子上读过我的生平故事。当它是个……天使告诉我说我生来是要为病人祷告。“让他们相信你,你祷告的时候真诚,就没有任何东西能在祷告面前站立得住。”你们以前听过那个吗?你们肯定听过。

好的。这些迹象和神迹显明过去、将来,将来是什么,过去是什么,所有的情况,是印证弥赛亚临近了。让人们……它是要告诉人们,我跟他们讲了真理,我被呼召为病人祷告。为病人祷告,就是这样。
呐,第二个事工正在离开,第三个正在进来。所以对此我很高兴。
6

呐,明早是全福音商人早餐会,我想他们已经通知了地点。希望你们都参加;我想听到更多的歌唱。我们期望在那里过得愉快,能喝一杯咖啡,不管他们有什么,煎蛋,以及配搭的东西。若主愿意,明早早餐会上我要讲道。若主允许,我要传讲“藉着杯子的交通途径”。如果那是主旨意的话。

明晚,若主愿意,我们要再回到这里举行另一场神医治的聚会。还有什么祷告卡之类的……我不知道主要做什么。今天下午发了祷告卡,是不是?我想是发了。好的。我们要看今晚主带领我们对此做什么,不管是辨明的事,还是继续其它的事工,或他要让我们做什么事。但每个晚上我们都要为病人祷告,相信神拯救灵魂。
7

呐,在我们就近道之前,有很多人能拿起圣经,像那样翻开封面。但需要神来打开那道(瞧?),惟有神能。经文是不可随私意解说的,只要读它,相信它。呐,在我们就近它、读它之前,让我们低头,跟作者说一会儿话。

今晚谁有特别的要求?你只要举手,说:“神啊,今晚记念我。”愿神应允你们的要求;只要看看这些手,在这个伟大的日子,仍然有需要的人。
8

宝贵的主,我们最仁慈、神圣的父,你领主耶稣从死里复活,以圣灵复活的大能将他呈献给我们,今晚与我们同活、做工,证实他的道,显出他在地上时所行的同样的事,使我们得到他活着、不是死了的有福确据。我们不是服侍信条、死的信条;我们不是服侍偶像的神或死的神;我们的神直活到永永远远,与我们一同活着。

哦,我们多么感谢主,在这个时刻,当黑暗遮盖大地,幽暗遮盖万民,我们多么感谢你,我们有这救恩的伟大磐石,灵魂坚固的锚。我们知道我们不需要猜测,我们的神活着,他给我们作了应许,显明他自己活在我们中间,准备应允我们的祷告,做我们心里渴望做的任何事,只要是在他神圣的旨意和应许中。
9

主啊,今晚我们特别为那些生病、受痛苦的人祷告,为我们刚才在医院里祷告的、濒临死亡的那个宝贵、亲爱的人。当我们按手在他身上时,我们看到生命又开始进入他里面。我们全心相信那人必要活着,因为你已经给我们作了应许。主啊,我们慷慨地献上我们的聚会,全心用信心相信你必应允我们的祷告。

主啊,今晚我们祈求你照着我们所需要的用圣灵和神的道来服侍我们。你知道我们的心和我们所需要的,我们的身体状况,因为我们为不同的事举了手,我们祈求你应允我们。主啊,记念那些在康复中的、被关在屋里的和那些不能来的人。
祝福我们大家,当聚会结束,我们开始回到各自的家时,愿我们能像那些从以马忤斯来的门徒一样说,他们看见主复活后做了一件事,像他钉十字架前所做的,他们说:“在路上,他和我们说话的时候,我们的心岂不是火热的吗?”我们奉主的名、为了他的荣耀祈求,阿们!
10

呐,今晚选取一段上下文,我们请你们注意一段经文,读圣经《以赛亚书》。我们翻到《以赛亚书》,《以赛亚书》21章,从《以赛亚书》21章11节读起:

论度玛重担的预言:他从西珥呼叫我说:守望的啊,夜里如何?守望的啊,夜里如何?12 守望的说:早晨将到,黑夜也来。你们若要问就可以问,可以回头再来。
11

这一定是个可怕的日子,也许是炎热的日子。一切都如此令人困惑,好像没有事情可以正常运转。整个城市都慌乱了,因为从塔楼上传来一个接一个的警告:“敌人逼近了!”但城市完全沉溺在罪中,甚至他们不肯听塔楼上守望者的声音。

虽然守望者说了:“我已经看见马车车轮扬起的尘土,我看见日光下他们发亮的盔甲和发光的刀剑。”但他们不肯相信,因为他们完全沉湎在罪中。
12

一个地方像那样沉湎在罪中,他们不想听任何警告或使他们不舒服的事。但那声音还是照样传来,一个接一个的警告。当夜晚临近,也许年轻的女子在城市广场的公共井相遇,打晚上的水。当时,年轻女子来井边打水,这是习俗,一大早和下午晚些时候,分别供应白天用,供应晚上和夜间,供应煮饭,或他们用水做的任何事。

13

当这些年轻的女子……街上的场面是,我们会看到她们从城市的不同地方来。当她们到了那里,我们会听到一阵窃笑,说:“你听到塔楼上那个狂热分子今天说的话,听到他想要把我们吓成什么样子吗?他想要警告我们,说敌人逼近了。你知道,告诉我们:我们必须回转、悔改,披麻蒙灰。”

她们会说:“呐,我们不是转向任何麻或灰,或转向悔改,因为我们不相信他的信息。我们相信今晚我们要有一场派对,我们要穿上最新潮的衣服。你认为我们会让一个狂热者站起来,告诉我们说我们该如何穿着,该做什么吗?我不管他怎么说,怎么警告,我还是照样要参加派对。”
14

我很不愿这样说,这个日子有点像当时那个日子。不管你告诉人们什么,他们仍然要做他们想做的事。他们一头往前撞,要往前扎。不管你怎么警告,敌人要来或主要临近,他们还是要像过去一样行走;他们已经下了决心。狂欢宴乐,他们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如果你想要纠正他们,你就是个狂热分子。那声音还是在照样呼喊!神在他的塔楼上有一个不会不大声喊出警告的守望者。

年轻的男人在酒馆里。他们会互相敬酒,说:“吉姆,你今天听见了吗?我们有敌人逼近了。(得了很多的乐趣,发出肮脏的评论。)我们更清楚。我们已经有这个国家最好的军事系统,没有敌人能搅扰我们。我们的要塞都有守卫把守着,我们有城墙。塔楼上的那个狂热分子,我希望他们把他从那里赶出去。”
你知道,想要在那些为今世生活的人中间讲真理,绝不会受欢迎。他们不想相信真理。但圣经说:“你们必晓得真理。”[约8:32]为此我非常高兴。“你们必晓得真理,真理必叫你们得以自由。”呐,你可以是个囚犯,或者你可以是个弃绝真理的囚犯,或者你可以晓得真理而得以自由。
15

夜晚开始临近,我能看到当夜幕开始降临时,白天的事务结束了,他们都聚集在他们举行舞会或派对的那个地方。他们感兴趣的基本上就是这些。今天许多人感兴趣的也差不多就是这些。

但我能想象那个守望者得到了很少一群愿意相信他并从那里出去的人。今晚我很高兴我们仍然有一些真正的守望者,他们正在让一群人准备有朝一日离开这里,因为患难就要来了。做好准备,因为有患难临近。忠诚的守望者正在看守神羊群的产业,警告他们:“为起飞做好准备,因为时间一到,就没有人能逃脱了。”
16

当氢弹、氧弹袭击这个国家时,你决不能逃脱。只有一条逃脱的路,就是从它里面出来。只有一样东西能带你出去,就是耶稣基督复活的大能,领我们从它里面出来,上去,不再听到它,不再看见它。

也许舞会开始得很好,年轻女子开始跟男人跳舞,结了婚的女人跟其他女人的丈夫跳,反过来也是。他们敬着酒,都过得很开心。也许某个现代的好莱坞开玩笑者或电视小丑站起来,开始对塔楼上的人开某种玩笑:“你们今天听到那个人的话了吗?”
17

哦,他们今天也是说同样的话,没有差别。魔鬼总是取走他的人,却从未取走他的灵;那灵活在另一个人身上。神取走他的人,却从未取走圣灵,圣灵降下来活在其他人身上。所以,同样的灵今天仍然存在。我们不是对这些事熟视无睹。要是我们听从塔楼上那位的声音就好了,即正在警告我们的圣灵,“逃脱那要来的忿怒。做好准备,因为时候近了。”

在这中间,就像尼布甲尼撒王醉酒的大宴席,我们发现当他们……小丑们正在找乐趣,一心想着宴乐的人生活不真诚,突然,城门上的卫兵被砍倒。士兵、长枪兵、弓箭手、投石手、剑士冲进来,马车开进城,冲进舞厅。年轻女子被强奸;快做妈妈的被……为即将出生的孩子性别打赌,孕妇活着被剖开,胎儿的脑袋撞碎在墙上。他们中间的男人被屠杀,一切都结束了。因为他们没有认出和接受守望者警告的声音。
神在圣经里说:“圣灵立你们作全群的守望者,你们就当谨慎。要确保他们得到正确食物的喂养,为主的再来做好准备。”
18

哦,当半夜的那个大喊声来到时,那是多么悲哀,一切都结束了。这让我想起几年前我看到的亚利桑那州一个采矿者的故事。他是一个满脑子想着黄金的人,想要暴富,于是去沙漠采矿。当他采矿时(故事说),他发现了一大窝的金块,一夜之间,就成了千万富翁,有几袋满满的黄金。他驮在驴子上,他、驴子和忠实的狗动身返回文明世界,他脸上汗水飞扬,眼睛发光,走在路上,余生将要过得很幸福。

当他接近他的地方,他的目的地就在那里,他们说那里有一座废弃的旧棚屋。他进了这棚屋,把钱放在桌子上,在一根蜡烛旁边,他看着那些金块。他还不知道有双眼睛在盯着他。就在他躺下要睡着的时候……当他开始要睡着时,忠实的老狗开始叫起来。
他躺在枕头上想着:“哦,明天我要把这些金块换成现金,要买大轿车,要喝上等的威士忌,要做这一切的事,享受大好的时光,去每个舞厅,”他想象着所有他想做的事,做着这样的白日梦。
19

他的狗继续叫着,狂吠。他走到门边,打开门,说:“闭嘴!”狗发出呜咽声,被拴在皮带上,想要警告它的主人。但他又回去,躺在床上。狗又开始狂吠。

他又一次吆喝狗:“闭嘴!我不想听你叫!我今晚要做一个美梦,明天兑换了我的金子之后,我就要拥有美好的时光了。”
最后狗又狂吠。他发怒了,伸手到角落,拿起双管猎枪,身后还带着锤子,走到门口,开枪把狗打死了,说:“这就料理你了。反正我再也不需要你了。”放下枪,躺在床上,抱起双手,做着梦,睡着了。
20

过了一会儿,门轻而易举地被打开了。有人从地板上悄悄地过来,用一把军刀刺入了他的胸口,拿起金子,带着离开了。哦,他做了什么?他杀死了正在警告他的声音!不要让那个成为我们的下场。

哦,当我们看到主的来临,圣灵一天又一天警告教会的声音。我们不要因着忽视它和拒绝它而平息那声音,而是让我们留意他给我们的警告。神有守望者在看顾他的产业。
21

我能记得1933年8月16日下午两点,我是指6月16日下午两点。我当时刚被按立为宣道浸信会传道人,举行我的第一场复兴会,有三千多人参加。呐,那天下午,我正在我住的印第安纳州杰弗逊维尔斯普林大街街尾的河里给五百个悔改信主的人施洗。报社摄影者出来,还有很多的教会人士;岸上大约有七、八千人。

我走到水里,他们……唱诗班正在唱教会的那首老歌:
我们充满希望站在汹涌约旦河岸,
眺望荣美迦南地,那是应许之地。
22

大约是第十七或第十八个人……执事和理事领到水里面的是个名叫科尔文的年轻人。整个天空都是黄铜色。玉米都枯萎了;我们已经有三个多星期没有下雨了。哦,庄稼正在受苦。天空就像黄铜。

我看着这个年轻人,对他说:“你相信主耶稣,接受他作你个人的救主了吗?”
他说:“伯兰罕弟兄,我接受了。”
我说:“那天晚上我看到你在祭坛上。年轻人,现在你对此确定吗?”
他说:“我确定。”
于是,我握住他的手,把他的脸转向岸,宣告他的名字,祈求神,愿神祝福他的生命。我正准备给他施洗,这时我听见有声音说:“抬头看!”哦,我害怕了。我以为岸上有人在说话。我只是个年轻的传道人。那时我还没结婚;我未来的妻子即我儿子比利的母亲在岸上拍照。
23

我又听见了。一直到第三次说:“抬头看!”我抬头看天,一块大约十平方英尺的地方,像水在蓝天移动。从那像是蓝色的水里,一道光从天而降。人们开始尖叫,许多人晕倒了。

那声音说:“正如施洗约翰被差遣警告人们基督的第一次到来,你的事工将在全世界警告人们基督的第二次到来。”
此后,当然,那篇文章马上通过美联社传到了加拿大和各个地方。如今它成就了。从那次复兴出来了奥洛·罗伯茨和其他所有人。一场复兴席卷了全世界,至今仍在运行。
因此,我感到伟大的圣灵今天是起初在塔楼上的同一位守望者。他仍是警告的声音,说:“当预备迎见神。”每次你看到的一根灰头发都是你必须迎见神的迹象。每次你听见救护车行驶在街上,那是你必须迎见神的迹象。每次你经过一座坟墓,那是你必须迎见神的迹象。你必须在某个时候迎见神。现在就预备好,因为时候正在临近。
24

守望的……旧约里守望者的职责是什么呢?守望者是登上城市高塔的人。他比所有的步兵都高,因为那是他的位置。呐,为了让这个人登上那里,他必须有良好、清晰的知识,必须有一双好眼睛。他必须警觉,必须懂得星星。在他能成为一个正确的守望者之前,他必须拥有很多资格。

我怕今天我们放了这样的一些守望者进去:看得不太远,哦,看不见这一切要来的灾难好警告人。不合格的守望者很快就会让城市毁灭,因为整个城市依靠守望者。神的守望者就像他的……
25

在圣经中,神的先知被当作鹰。鹰可以……它可以升得比其它任何鸟都高。隼若想要跟着鹰,就会在空中散架。隼决不可能到达那里,因为鹰是为了那个目的特殊受造的鸟。如果不是,当它升上去时,它的羽毛就会从身上掉落。你曾想从鹰的翅膀上拔羽毛吗?哦,那是又大又粗的羽毛,因为这些羽毛上背着雏鹰,必须飞得很高。它们上去……如果……

26

如果它没有看得远的视力,飞上去又有什么益处呢?那就是我今天所想的事。如果我们教育我们的传道人,如果他们没有属灵的洞察力看见远方要来的危险与警告,教育他们又有什么益处呢?就像给你的金丝雀吃很好的维他命,长出很好的翅膀和羽毛等等,却把它关在笼子里。给它维他命又有什么益处呢?如果神今天不是一样的,学习过去的神又有什么益处呢?如果我们要否认神的一切大能,学习圣经又有什么益处呢?我们必须为此装备好。

27

这个守望员上去。发生任何事时,他都应该警告人们任何逼近的危险。我们看到我们的主耶稣,当他在地上时,他是当时伟大的守望者。我们注意到,在他早期的旅程中,他讲论他的再来,比讲论他的离去更多。他说到他的再来,比说到他的离去更多,多很多倍。就在十字架的影子里,他继续讲他的再来,警告人们他再来前会发生什么事。他是守望者;是守望者的首领。

呐,如果我们看到,不顾他的离去而谈到他的再来对他如此重要(处在十字架的影子里),当我们看到他所说的那些事成就,现在我们该是什么样的人呢?即使他钉十字架、受苦等等像过去一样如此重要,但是他的再来更加重要,以至他忽略了他钉十字架,警告人们他的再来。
28

让我们听听他说的一些事。他说:“挪亚的日子怎样,人子降临的日子也要怎样。”他说:“因为在洪水以前的日子,人又吃又喝,又娶又嫁,不知不觉,直到挪亚进入方舟的日子,整个世界毁灭了。”

“不知不觉。”为什么他们不知不觉呢?因为他们没有听从挪亚警告的声音,却称他是狂热分子,因为他有神的真信息。那是超自然的。天从未下雨;神滋润地上的菜蔬。但挪亚说:“有雨要来,不在这方舟里的一切都要灭亡。”他站在方舟的门口,宣告毁灭的信息,却被嘲笑,被讥诮,被取笑。
今天,立约的真使者站在门口,耶稣就是救恩的门,是唯一的门,宣称他是审判前逃脱的唯一途径。人们已经说了。
29

当时有讥诮者,今日也必有讥诮者。他们疯狂宴乐。你看今天世人怎么疯狂宴乐。主说将有……大海匉訇,看看今天:潮汐,历史上前所未闻。它们冲上海岸,杀死了人。多处有地震。我没有合适的统计,但我忘了地震到了什么地步,每隔几个小时,全世界就有那么多的地震。一直以来,我们生活的这个小地壳变得越来越薄了。

30

人们照常生活,说:“没有像地狱这样的东西,”抬头看神的面,否认有地狱这样的东西,就坐在地狱的锅上。降下的火山灰……地球完全偏离了……科学说地球在海里变得更浅了;在北极变得更深了,因为地球正在扩张。哦,它就要得拯救了。人们看到这些事……

主说末日没有安宁,没有和平,不稳定。看看今天,看看每个国家吓得要死。电台、电视屏幕到处安放,我是指雷达屏幕到处架设,监视某个地方的导弹发射。第一颗导弹发射,就会在各处有导弹爆炸,因为每个国家都准备好了。小国不再被忽略,因为他们有了跟大国一样的东西。那是不敬虔的人,不敬虔的国家。要发生的事……
31

如果一颗导弹由于差错发射了,会发生什么事呢?它们开始飞出去,经过其中一个雷达屏幕。弟兄,他们就开始拉操作杠,导弹就会出去。你们读过汤米·希克斯的《时代在前进》吗?他有那些架了几英里、准备好了、瞄准整个地球的导弹的图片。别的国家也把导弹架好了,瞄准整个地球。有朝一日,一件事要发生,他们都会同时发射。会发生什么事?世界无法承受。守望的啊,夜里如何?今天是时候吗?夜里如何?看到这些事成就……

32

哦,今天我们多么需要一次觉醒,复兴的觉醒。但我们不可能有,因为那个时刻已经过去了。列国犯罪,离开了他们恩典的日子。我不相信我们还会再有一次全球的大复兴了,那将是在犹太人中间,但不再是给外邦人的;没有经文支持它。你们所盼望的许多事,是教会回家后应许给犹太人的。所以,我们正在仰望弥赛亚随时到来。我们不知道它什么时候会发生,但我们理当准备好,听从警告的声音。哦,我多么感谢神的良善和交通。

是的,可怕的景象,大海匉訇,人心充满惧怕,慌慌不定,邦国有困苦。这一切的事都要发生,我们得到了。主说:“教会将自高自大、任意妄为、爱宴乐、不爱神(看看你周围),爱宴乐、不爱神,不解怨、爱说谗言、不能自约、不爱良善。讥诮者。”哦,今晚听圣灵从荣耀的塔楼藉着复活的辐射功率向每个信徒的心广播。做好准备,因为时候近了。自高自大、任意妄为、爱宴乐、不爱神……
33

呐,我们现在教导世界将会怎样:不稳定的和平,民要攻打民,国要攻打国。这一切的事要在世界发生,我们看到了。疯狂宴乐的人,不爱神、爱宴乐不爱神的人,然而他们有敬虔的外貌,却否认神的大能,这等人你要躲开!有宗教的形式,自称是个宗教的国家,有敬虔的外貌,却否认神的大能。什么的“大能”?神的大能!什么是神的大能?就是耶稣基督的复活,神领他从坟墓里出来,今晚在我们中间活活地彰显他。神的大能,肯定的!

34

呐,主对教会说:“你们会得到一个警告。所多玛的日子怎样,所多玛和蛾摩拉的日子怎样,人子降临的日子也要怎样。”

主说将有某件事要发生,就在神的儿子降临之前,正如发生在亚伯拉罕那里和罗得那里一样:那些传道人下去,向罗得传讲悔改。罗得想要使他的孩子们和亲人悔改,他们却嘲笑他,取笑他。
“呐,罗得,你曾说神迹的日子都过去了,可是今天你过来说我们最好逃离这城。”他们就取笑他,好像有人在讲某种故事。
今天事情就是这样。我不同意大卫弟兄,他说:“教会……形式化的教会要再复兴。”不,先生。他们永远不会支持的。不。你可以让一个传道人在这个国家的每个县当执政官,人们还是一头往前扎,好像他们想要去一样。他们根本不会听从。你不能……
35

我妈妈过去有一个南方老谚语:你可以把骡子牵到水边,但不能强迫它喝水。任何人……骡子,那是我所知道的最不光彩的动物。骡子是我所见过的最顽固和无知的动物之一。你可以叫它,它只会站在那里,盯着你看。你说:“过来这里,伙计。”它会竖起两只耳朵看。跟它交谈,跟它讲真理,它会等候得着机会,即使快死了也要踢你一脚。是的。它不讲道理。今天许多人就是这样。你可以跟他们讲主的再来,他们竖起耳朵,盯着你看,对你所讲的东西知道得还不如骡子知道得多。绝对没错。

你知道为什么骡子无法明白吗?它不是纯种的。神从未创造骡子;那是人的错。人把两个东西杂交。骡子不能繁殖,不会生出另一只骡子。需要母马跟公驴才能生出骡子。骡子不能繁殖自己,它完了。它不知道自己的家系,不知道自己从哪里来的,不知道爸爸妈妈是谁。
36

今天许多自称是基督徒的人也是这样的。他们不是纯种的,不知道纯种是什么意思。他们去教会,但他们不知道爸爸妈妈是谁。我告诉你,有一匹真正纯种的好马,真是太甜美了。它温柔、可爱,上来蹭你等等。真正纯种、从圣灵重生的基督徒,知道他们在讲什么。他们知道爸爸妈妈是谁,知道他们是从圣灵重生的,知道要做什么。你可以跟他们交谈;他们有听你谈话的理智。

另一个则竖起耳朵,发出,[原注:伯兰罕弟兄像骡子一样叫。]哈哈。“神迹的日子过去了,哈哈。没有像神医治这样的事。”继续叫吧!是的。但马懂得。
37

呐,那是我们生活的日子。守望的啊,夜里如何?他说时候将到,就像在所多玛和蛾摩拉一样。

呐,以赛亚没有偏离秩序。当以赛亚说:“黑夜来到……早晨将到,黑夜也来,”他在神的秩序中。早晨将到,黑夜也来。呐,藉着太阳离开地球,我们都知道这点。太阳留下月亮来看顾。太阳不在时,月亮发光,因为我们行走的光是太阳通过月亮反射的光。
呐,那是教会应该做的事:在神子离去时反射神的同在。当太阳升起时,月亮就不见了。但天亮前,你注意到吗?月亮变得相当苍白,要退场。我告诉你,教会已经变得苍白了,得了贫血。教会离开了血,离开了救恩、圣灵和道的教导,教会变得贫血了。
38

月亮下去,接着发生什么事呢?太阳临近了,夜晚最黑暗的时刻就是在黎明前。科学宣称那是黑夜,太阳临近,挤压,出现,挤压,把黑夜凝结在一起。因为黑夜知道还有一会儿就黎明了。就在黎明前,什么出现了?晨星。晨星意味着什么?它独自站立,它是神的守望者。它独自站在塔楼上。其它的星星都消失了;月亮不见了。就在黎明前,太阳开始照在那晨星上,晨星反射正准备照耀的真太阳的真光。

39

那是什么?晨星,今天永生神的教会,就是在塔楼上警告各国和民众的守望者。他独自站立;一个为神站稳的人,独自站立。但他在做什么?他在反射几年前下去又升起的神子的同样的光。那个真教会的事工是什么?那个教会的事工将是神子的事工,因为教会反射同一位子的能力,同一位子的光,让世人知道当子升起时,会是什么样的。

哦,为今天的教会,有人会站在塔楼上。“守望的啊,夜里如何?”
“晨星正在发光。”晨星准备反射太阳照在星星上的光。呐,那不是教会,不是人。那是太阳照在星星上,星星又把阳光反射到地球上。呐,不是教会,而是圣灵,神子的再来反射在教会里,证明他的能力。他正在做同样的事。他离开地球时所做的同样的事工,他今晚在这里做同样的事,反射他的再来!反射什么?不是反射月亮的苍白,而是反射同样的迹象。什么成就?不是月亮,而是星星、晨星欢呼太阳的到来。
40

哦,你们晨星,兴起发光!这是发光的时候;主的再来近了。反射他的同在,反射即将到来的神子,赐下同样的迹象,耶稣说:“所多玛的日子怎样,人子降临的日子也要怎样。”

子下去了,同样的事工(他在同样的光中下去)又在复活的大能中来到。晨星正在反射那光。于是我们呼喊:“守望的啊,夜里如何!”哈利路亚!
“早晨将到,黑夜也来。”现在我们在黑暗的时候,老底嘉教会时代:人不冷不热,不能忍受神的事。他们把自己拉开,分开,好像在挪亚的日子。但晨星照样照在他们身上。神的大能,圣灵……
41

耶稣说:“我所做的事,你们也要做,并且要做比这更大的事,因为我往父那里去。”[约14:12]他应许了能力。他说:“还有不多的时候,世人不再看见我(世界将黑暗),你们却看见我,因为我要与你们同在,也要在你们里面,直到世界的末了。”

后来,神的光要反射在教会里,就在主耶稣再来之前,比过去更有能力。“守望的啊,夜里如何?”
因为主的再来临近了:
国家在分裂,以色列在苏醒。
先知所预告的迹象;外邦日子可数,
终日恐惧痛苦;哦,失散的人回到你自己的家园!
将你盼望建在永恒上,才能永不被废去。
莫恋世上虚荣浮华,转眼成空化乌有,
将你盼望建在永恒上,才能永不被废去。
握住神不变的手。
亲朋好友都将离弃你,更要紧握神的手。
42

我们生活在末日。主在河上赐给我的这个信息要传遍全世界,他藉着美联社登在各家报纸上预告了。“神秘的光出现在传道人头上。有声音从光中说话。”现在传遍了全世界,神迹一个接一个,奇事一个接一个,没有一次失败。它发生了几千次、几万次、几十万次,没有在哪个地方失败过。科学世界拍到了它的照片。那是什么?是个大火柱。什么火柱?那位带领以色列人经过旷野的。

43

呐,如果什么东西有属性,就会在人里面见证它的属性。呐,当这火柱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神在他儿子基督耶稣里成了肉身,我们都晓得他是神。呐,注意他在地上时,看看他四处游行时所拥有的事工。

呐,他们说:“哦,你是要告诉我亚伯拉罕看见你的日子吗?你还不到五十岁,看见亚伯拉罕了吗?”
他说:“还没有亚伯拉罕,我是。”“我是”是谁?是带领以色列人的火柱,他在燃烧的荆棘里跟摩西说话。是的,“还没有亚伯拉罕,我是。”
44

现在看看他所做的事。呐,他说:“还有不多的时候,世人不再看见我,你们却看见我,因为我要与你们同在,也要在你们里面,直到世界的末了。我所做的事,你们也要做。”

世人,教会,所谓的教会,外面的世界,他们看不见它。他们说:“那没什么。不要相信那种东西。没有像圣灵洗这样的事,没有像说方言这样的事,没有像预言恩赐这样的事,没有神的医治这些事。那是胡说八道,不是那样的。”
但神应许了末日他要浇灌秋雨和春雨在他的教会里。先知的日子,使徒的日子,神在末日浇灌了秋雨和春雨。我们得到了!主在这里,准确地显明耶稣说要在他再来前发生的事。在末日,这些事要发生。
现在,我们知道这点。我们晓得这点:我们生活在主临近的时刻。我们在各处看到他的迹象。
45

神,他降下来,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你说:“哦,他在地上,以后呢?”

他说:“我从神出来,又归到神那里去。”[约13:3]多少人知道他那么说了?他肯定说了。他说:“我从神出来,又归到神那里去。”
他受死、埋葬和复活后,保罗在去大马士革的路上,在路上一道大光(火柱)遇到了他,使他的眼睛瞎了。他扑倒在地,听见一个声音说:“扫罗!扫罗!你为什么逼迫我?”
他说:“主啊,你是谁?”
主说:“我就是耶稣。”阿们!火柱!今天……不是因为它跟我一起被拍下来了,不是因为它在这讲台上被拍下来过一次,不是因为它被拍下来,也不是因为科学世界知道它,而是因为教会知道它:那火柱今天与教会同在。如果那是同样的火柱,它就必做基督在地上时所做的同样的事。当他在地上时,他说:“我不能做什么,直到我先看见父怎么做。”对吗?
46

他说出了腓力在哪里,在无花果树底下。他说出了彼得的名字是什么。他在井边说出了妇人的罪,说出了一切不同的事。妇人摸了他的衣裳,他看出妇人有信心,告诉妇人说她的病得医治了。同样的耶稣,同样的神。藉着科学表明,我们这里有照片,它悬挂在华盛顿特区宗教艺术厅:超自然物被拍下来的唯一科学照片。阿们!

它在哪里?在五旬节派信徒中间。它在做什么?显明亚伯拉罕教会,那是它去到的教会,其他的教会不会接受。那是什么?“守望的啊,夜里如何?”如果那是同样的光,就必产生同样的经文,必产生同样的神迹,必产生同样的能力。那是同样的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我们正活出他来,我们想知道:“守望的啊,夜里如何?”晨星正照耀着我们。
47

不要将你的盼望建造在世界的东西上,你的心思要离开这世界。只是说:“哦,我相信我要翻过新的一页,去加入教会。”不要那样做;你要重生。不要在乎发生什么事,失去多少的朋友,你的邻居对此说什么。嗯,他们反正是要说的。任何人……“凡在基督耶稣里敬虔度日的都要受逼迫。”[提后3:12]所以,不要理会那个。

只管继续走,说:“神啊,在你的根基上,照你要我得到圣灵的方式赐给我圣灵,将圣灵浇灌在我身上,赐给我信心。我要信心。我要相信神的医治,我要相信神的大能。”他必这样做。
48

不久前在英国伦敦,我跟一个英国士兵在一起。当我们在那里参观时,他带我到处走,指给我看不同的东西和景象。当我们去到某块地上……我永远忘不了。在英国(不列颠群岛),几乎每块地都盖上了房子;他们的人口太多了。我看见一块美丽的地方,哦,那里有不少的墓地,就在一块美好、绿色、长满青草的地上,周围矗立着树木。我说:“先生,为什么人们不在这里建房子呢?”

“哦,”他说:“伯兰罕牧师,他们不会……没有人会在那块地上建房子。”
哦,我说:“为什么?”
“哦,”他说:“两百多年前,这个国家爆发了黑热病的大瘟疫。人们像苍蝇一样死去。人们用货车把死人拉走,回来又把其他的死人拉走。他们甚至没有时间埋葬死人;只是把死人放在山谷里,举行一个仪式,就把死人盖起来。一直下去,直到成千上万人被放在这山谷里,埋在这里。他们都被盖起来,尸体没有了。那热病太厉害了,”他说:“以至于没有一个英国人愿意把房子建在那东西所在的地上。”
我想:“是的,你们都很在乎你们地上的住处建在哪里。但当到了救恩时,你却把房子建在任何旧信条什么的上面。”
为什么不……死了,死了很久:“有敬虔的外貌,却否认神的大能。”为什么你不把盼望建在永恒的事上呢?它们永不废去!建造在基督上,坚固磐石我所稳踏,其余地方都是流沙。建造在活石上,而不是在一些死的、几年前被神开除的东西上。现在当将你的盼望建在神活在其中的东西上。
49

正如不久前我传讲的(我相信是上次在这里)示巴女王回来,在她所在的那片伟大土地……

哦,她说:“嗯,我们这里的这一切神,我们听说它们,但它们没有一个是活的。它们什么也没做。我们听说在以色列,他们那里有一位神活在一个人里面。他有辨明的能力,能说出人心里的意念。神的智慧和能力与他同在。如果那位神比我们的神更好,我要那位神,活着的神!”
50

今晚对我来说就是这样。我要这位神,他是活神,是现在时的神!哦,我很高兴他直活到永永远远。我看到他的临近,我看到时间临近,他就要临到地上。我看到世上的每个迹象都指向那边:在世界的体系里,民攻打民,世界怎么运转,他们有敬虔的外貌。我看到世界,我看到列国,我看到所谓的教会有敬虔的外貌。

接着,我看到被圣灵充满的教会,有神迹反射神子的再来,晨星放射光线。哦,我多么高兴!我很高兴神有一个能放射光线的教会。它是反射,让基督在你里面反射他自己。
51

古时候,他们打造黄金,敲打的人敲打黄金,把渣滓打掉,直到他看见了自己的映像,他就知道所有的渣滓都从黄金里出去了。有时候你说我传讲得太严厉了,我严厉地批评了人。

不久前,一个人告诉我说:“你像现在这样责备事情,会毁掉你的事工的。让别人做那件事吧。”
我说:“谁做那件事?”是的。“谁要做那件事?”是的,我想要……
我说:“这样的严厉现在可能会有点伤害他们,但当那个时候到了,他们会感谢我。”
一个在灵感下讲道的人,除了说圣灵对他说的话,还能说什么呢?主所赐给我的微小事工,我要尽我所能让它反射耶稣基督的生命,让主的神迹奇事彰显出来。是的。这一路上很高兴,虽然让人厌烦。
52

我记得当我担任印第安纳州狩猎官时,过去常巡视一个地区。在印第安纳州南部有一股老泉水,在印第安河边上。我总是喜欢喝那股老泉水里的水。我喜欢它,因为它一直都很快乐。我会经过那股泉水,它会冒泡,冒泡,冒泡,冒泡,冒泡。

我想:“你那么快乐,是什么让你那么快乐呢?”我说:“你知道是为什么吗?也许是因为野兔经过,喝你的水,使你快乐吧。”
“不。”如果它会说话,它就会说:“不,不,不是那样的,伯兰罕弟兄。”
我会说:“哦,也许是因为牛群喝你的水。”
“不,使我冒泡的不是那个。”
我说:“哦,也许是因为我喝你的水。每次我来这里,无论春夏秋冬,你总是冒泡,冒泡,冒泡,一直涌出新鲜的凉水。”我说:“哦,是什么使你冒泡呢?”
它会说:“不是我在冒泡,而是我背后有东西在推动我,使我冒泡。”
教会就是这样:从神的灵重生。他们背后有东西,反射耶稣基督。阿们!不是他们冒泡,而是他们背后有东西使他们冒泡,推动,扬声赞美主荣耀的名,不以耶稣基督的福音为耻,因为福音本是神的大能,要救一切相信的人[罗1:18]。阿们!我全心爱他。你们同样爱他吗?让我们低头祷告一会儿。
53

天父,现在日子变得暗淡,主显现的迹象近了。我们看到教会,那少数蒙拣选、被召出来、创世以前被预定、名字从创世以来记在羔羊生命册上的人。圣灵在列国和全世界寻找,直到呼召了这小群人。“凡父所赐给我的人,必到我这里来。到我这里来的,我要赐他永生,在末日叫他复活。”[约6:37,44]我们看到那小群人从各个宗派出来、从各个教会出来、从各个村庄出来聚集。神在让他的那一小群人做好准备,让晨星照耀他们,因为我们看到了主耶稣的临近。

我们看到事工从马丁·路德的“义人必靠信心生活”出来;藉着约翰·卫斯理来了成圣;藉着五旬节运动来了圣灵的洗和恩赐的恢复。现在,到了晨星开始反射的时候,众教会为主的名从各教会、各国和各民中拉出一位新妇来。
神啊,他们的心充满了喜乐,他们快乐。他们会坐在炎热的房屋里,行走在寒冷的天气里,走过下雨、雨夹雪和下雪天,走过任何地方。“因为尸首在哪里,鹰也必聚在那里。我的羊认得我的声音。”
54

主啊,我很高兴自己列在他们中间;今晚我很高兴我知道有一个教会。你说会有一个没有玷污、没有皱纹的教会在那里。父神啊,让我们的名字记在天上那本伟大的册子上。愿我们毫无玷污、毫无皱纹地显现。主啊,洗净我们心里的罪,罪就是不信。

我们晓得罪就是不信。不管我们怎么生活,如果我们仍然不相信福音,我们就是罪人,因为我们是不信者。主啊,让所有的罪、所有的不信都从我们身上除掉。我们祈求,愿神的大能今晚落在这教会里,晨星以圣灵的形式降下来,反射我们主耶稣基督的事工。他们就会看到为什么守望的在城墙上大喊:“早晨将到!”哈利路亚!“早晨将到,黑夜也来。”
55

神啊,我们看到教会冷淡了下来,追求大房子、奇特的东西和世界上的事,有敬虔的外貌,却没有能力,否认能力,远离能力;甚至五旬节派教会也在冷却,到了一个地步,只有当音乐弹奏的时候才有喜乐。神啊,整夜的祷告会在哪里呢?彼此相爱的美好时光在哪里呢?主啊,发生了什么事?我祈求今晚晨星多多地反射光明,直到这里的每个灵魂都看到神的国以能力临到,知道我们就要进入那国里。主啊,请应允。

拯救失丧者。主神啊,如果今晚这里有谁属于你,愿他们听见你的声音。主啊,愿他们听见。我们必须唱赞美诗或传讲神的道,可是我们的声音不够大,这可能是站不住脚的理由。你必须使用人的声音,因为说话是你起初所定的计划。“有人接待你们,就是接待我;接待我,就是接待那差遣我的。”[约13:20]神啊,今晚让它如此。塔楼上的守望者爬上了荣耀的堡垒,今晚坐在父的右边,代求,愿他今晚以他复活的大能临到。愿他今晚进入我们中间,做他钉十字架前所做的同样的事,使在这个犯罪世界上的这小群忠实的人能看到耶稣基督的映像彰显在教会中。他们……[原注:磁带空白。]能力和荣耀,为很快要来的被接升天做好准备。父啊,请应允。我们将它交托给你,奉你儿子耶稣基督的名。阿们!
56

咻!哦,我感到灵里兴奋,我感觉良好。你们感觉良好吗?哦,有东西使我感觉良好。好的,司琴,请给我们起个调,“我爱他。”这里有多少人爱主?请举手。哦,好的,很好,弟兄们。很好。

我爱他,我爱他,
因为他先爱我,
为我付出救恩赎价,
在各各他。
现在让我们低头一会儿,在灵里哼歌。呐,保罗说:“我若歌唱,要在灵里歌唱。我若敬拜,要在灵里敬拜。”现在让一切消失,让美好的圣灵、神的道冲洗我们的魂。尖锐、责备的信息结束了。我们的……我们没有被定罪。当我们唱的时候,让我们举手。
我爱他,(只要敬拜主。)我爱他,
[原注:伯兰罕弟兄哼剩下的歌。]
我爱他,(是的,主啊,我们爱你。)我……
(主啊,我全心爱你。)因为他先爱我,
为我付出救恩赎价,
在各各他。
57

哦,主奇妙吗?主良善吗?奥洛·罗伯茨说:“他是一位良善的神。”他确实是。他是一位良善的神,他也是忿怒的神;他是审判的神。我很高兴今晚在神的家里有一泉源为洁净敞开:所有的污秽都可以得到洁净。你们对此高兴吗?很高兴,很高兴,我的弟兄姐妹们,很高兴我们有。哦,我真爱有那样的感觉。

我记得当时我是个年轻的小伙子。有个传道人的妹妹;我跟她约会。
她说:“比尔,我们今晚要去哪里?”
我说:“哦,让我们出去,开车去某处兜风。”
她说:“我们去看电影。”
我说:“我不看电影。”
她说:“哦,怪人厅有舞会。”
我说:“我不跳舞。”
她说:“呐,你说你不抽烟、不喝酒、不跳舞、不看电影。你想做什么来娱乐呢?”
“哦,”我说:“我喜欢钓鱼、打猎类似的事。”但那个她不感兴趣。
她说:“你从哪里得到喜乐呢?”
“哦,”我说:“主的喜乐就是我的喜乐。”瞧?
几个晚上后,我在帐棚聚会,开始……这女孩在那里。我做祭坛呼召,灵魂涌到那祭坛周围。我看见她坐在后面哭泣。
我说:“过来,海伦。”她上到我所在的地方。我说:“你想要知道我有什么喜乐吗?”我说:“对我来说,这比所有的电影和所有的舞会更有价值。”我说:“这是主的喜乐,是出人意外的平安。我知道有一天我要在荣耀中见到这些人。他们都要得救,去到那里;那是我拥有的喜乐。”
她握住我的手,说:“比尔,让我也拥有那个喜乐。”
我说:“只要在这里找到你的位置。不管埃尔斯沃思说什么,就站在这里。”她手上戴着手镯、戒指等等。她把手举在空中,开始叫喊,呼喊,赞美神。那天晚上神救了她,使她成圣了。哦,我知道她的哥哥来找我,为此大骂我。
他说:“你使我妹妹成了一个狂热者。”姐妹走上来。我们站在街角,她从车上下来,走到那里。
她说:“我相信比尔传讲的方式。”阿们!那个老式的福音,她说:“我这里已经有了我以前从来没有的平安,而我从摇篮起就是教会的会员。”瞧?
58

哦,当你真的得救了时,心里就真的有了一样东西;它对你做了一件事。哦,五旬节派信徒过去常唱的那首老歌。哦,我唱不来,但让我试一下。

他们聚集一起,心被火点燃,
正如五旬节圣火,来洁净心灵,
圣灵燃烧我的心,荣耀归主名!
我真快乐我是其中一个。
我快乐,真快乐,
我真快乐我是其中一个;(哈利路亚!)
我快乐,真快乐,
我真快乐我是其中一个。
他们虽然卑微,无属世名望,
领受五旬节圣灵,奉主名受洗;
各处见证主能力,今日仍一样,
我真快乐我是其中一个。
我快乐,真快乐,
我真快乐我是其中一个;(哈利路亚!)
我快乐,真快乐,
我真快乐我是其中一个。
弟兄来得祝福,罪过得洗净,
欢喜快乐得拯救,你生命得复兴。
救主挑旺我的心,荣耀归主名。
我真快乐我是其中一个。
(大家一起唱。)我快乐,真快乐,
我真快乐我是其中一个。(哈利路亚!)
我快乐,真快乐,
我真快乐我是其中一个。
59

你对此感到快乐吗?我真快乐我是其中一个。现在只要跟坐在你旁边的人握手,说:“我是其中一个。”转过身,握手,说:“我是其中一个。”哈利路亚!

我快乐,真快乐,
我真快乐我是其中一个。(哈利路亚!)
我快乐,真快乐,
我真快乐我是其中一个。
我快乐,真快乐,
我真快乐我是其中一个。(哈利路亚!)
我快乐,真快乐,
我真快乐我是其中一个。
60

我宁愿是个老式的基督徒,也不愿是我所知道的任何东西。我真快乐晨星正在照耀我们;我真快乐我行走在光明中,如同主在光明中。我们彼此有交通,神儿子耶稣基督的血洗净我们一切的不义。我真快乐我是其中一个,你们呢?

我们正仰望那快乐千禧年的到来,
可称颂的恩主来接走等候他的新妇。
哦,大地在叹息,呼唤甜美释放的那天,
我们的恩主来接走等候他的新妇。
哦,我真快乐主要再来。我要见他,我要见他。好像一些人没有……
61

几年前有位作家,芬尼·克罗斯比,她是瞎子。她没有出卖她的长子继承权,不像今天电视电影界的很多优秀歌手为了几首布右伍吉歌或摇滚乐出卖他们的长子继承权。但克罗斯比太太是个不同的妇人。

一天,他们来见她,说:“为什么你不写一些现代的诗歌呢?为什么你不为娱乐世界写歌呢?”
她说:“我把我所有的天赋都献给神。”哦!
他们说:“哦,你相信到时会有一个天堂吗?”
她说:“是的。”
他们说:“你认为你会在那里吗?”
“是的。”
他们说:“呐,当你到那里时,如果你还是瞎子,你要怎么认识主呢?”
她说:“我会摸他手上的钉痕。”她转过身,往回走,走回到房间里。当她走回去时,她举起手,开始赞美神。当他们走出门时,这首歌临到了她。她说:
我认识他,我认识他,我被救赎,与他站在一边;
我认识他,我认识他,凭他手上钉痕,我认识他。
62

今天,弟兄姐妹,她行走在荣耀的街上,视力比这地上的任何人都好的多。她看到主,认识主,被救赎,站在主旁边。哦,如果今晚我问她:“芬尼·克罗斯比,基督对你意味着什么?”

她会为我唱这首歌,她会……类似这样。我们看看我刚才想起的一首她著名的老歌。她说:“今世我一无所有,一切都在主里面。”我刚才想起她唱的那首歌是什么?那是如此美丽的一首歌,我唱着……然而我记得唱这首歌(等一下我会想起它),她这样说:“他对我比世界更宝贵。除你之外,在地何投?在天何所归?”
别忘记我,慈爱救主,请听我祷告;
当你正向别人召呼,莫把我弃掉。
你是我的安慰源头,于我比生命贵;
除你之外,在地何投?在天何所归?
63

我真快乐,那对一个瞎眼的妇人是那样重要。对能工作、劳动、照我们现在的方式服事主耶稣的你我来说,那又意味着什么呢?神祝福你们。

[原注:有人说方言,另一个人翻出来。]
64

阿们!弗雷德弟兄和诺曼弟兄,今早我跟弟兄们坐在一起,那是不是我今早所讲的同一件事?我说美国的庄稼……几年前我带着恩赐等等开始收割,收割已经过去了;梳理了全国;庄稼已经熟了。现在我们走遍了有残株的工场,只是尽我们所能各处捡麦粒。对吗,弟兄们?这里是说同样的事;圣灵转过身,今晚说同样的事。阿们!

哦,神很快……当收割开始时,如果他们能欢呼,现在收割结束时,我们该做什么呢?现在是扬场、分开糠秕的时候。瞧?现在是时候了。你怎么能闭口不言,不抨击它呢?这是扬场的时候。是的,先生,是你把麦子的壳打掉的时候。绝对没错。这是它来到的时候。阿们!
65

如果这里有谁还没有得到五旬节的经历,想要圣灵,这里是祭坛,现在就来这里。我们要来这里,为任何没有圣灵的人祷告。任何想要接受耶稣的人,我在这里邀请你来到祭坛。

如果你在过去的日子注意到了,我不怎么劝人。它没有……我知道那是好的,有时候人们回去,互相交谈,但我看到人们被领得离神太远了。如果圣灵不叫他们从座位上起来,他们就没有希望。他们永远持续不了。瞧?是的。如果传讲神的道……
耶稣转过身,对那个叙利非尼基妇人说:“我不好拿儿女的食物给狗吃。”
妇人说:“主啊,那是不错的,是的。但狗准备吃主人桌旁的碎渣儿。”
耶稣说:“因这句话。”因这句话……
66

呐,这是教会,我要你注意。情况是,事工会继续越来越大。你明白吗?主所赐的恩赐,要印证我在告诉你们的是真理。这是神的印证:它是真理。真理是什么呢?

我说:“主说我要为人祷告,我是为那个目的而生的。”几年前我那样说。
这些恩赐……我把所有的事工都放在恩赐上。瞧?人们,美国人特别想要得到娱乐。他们得到了。他们对我们的主做了同样的事。但当我一开始讲我是什么,讲圣经的真理和教义时,我请任何人在那些事上纠正我。瞧?是的。还从没有人这样做。我谦卑,随时愿意接受纠正。
67

但当耶稣一开始告诉他们关于福音的真理时,发生了什么呢?七十个人离开了;其他人离开了。耶稣的名望继续下降,直到最后他们钉了他十字架。但他的事工越来越深,持续……变成(正如我那天晚上讲的)使这饼变成鱼;转过身把眼窝……一个人的眼睛没有眼窝,他把眼球放进去。

呐,有一群人跟随只是为了饼和鱼。他们说:“我们要看他明天做什么。”但他们的心偏得太远了。
最后,在他服侍的几万人中,他让多少人上去接受五旬节的祝福?几万人中的一百二十个。呐,今天圣灵在世上行同样的事工,反对同样的对手,要做同样的事。是的。但他的事工一直越来越深,越来越大。
68

呐,如果没有人准备来……也许为病人祷告事奉后,你会来。

呐,我们拿到了……(比利在哪里?多少张卡?嗯?1到100?)1到50。什么字母?A,A1到50。那天晚上我们叫了什么?我相信那天晚上我们从50开始,不是吗?50?哦,我们就说从别的地方开始,然后叫他们都上来。是的。我想我们一次叫一些人,另一个晚上再叫一些人,直到我们把他们都叫出来。
呐,今晚我们从1到50之间的某个地方开始;我们从25开始。开始……那是中间,然后我们能同样划分。好吗?我们开始。哦,我这么做的原因,也许主会给我们一队辨明队列。我们看看发生什么事。
呐,谁有祷告卡(那是什么?)A?A25?A25,那里那个人吗?好的,过来这里。A26、27、28、29、30。我们看看,那是1、2、3、4。好的,31、32、33、34、35、36、37、38、39、40。好的。好的,现在我们叫到了什么?A?A是……A30到40,好的;40到50,让他们都站起来,A40到50。那是41、42、43、44、45、46、47、48、49、50。让我们站起来。
69

如果你起不来,只要举手。我们会让引座员领你上来到这里(如果你残疾什么的),来到昨晚我们为残疾人和受痛苦的人祷告的地方。

弟兄,很高兴今晚看到你在后面没有坐轮椅。我听说你昨晚站起来了,推着那个旧轮椅走出去。神祝福你。好的。战后的退休老兵(我相信是),神这么祝福他,把能力和圣灵降在他身上,他就在圣灵的能力下行走,他原来残疾、瘫痪了。神为他行了大事。
70

现在让我们看看。他是说1到50吗?我们叫到了50,好的。

呐,这里有多少人没有祷告卡,想要神医治你的?请举手。你不会进祷告队列,不会来到这里。好的,你看这边,全心相信。记住,主仍是能体恤我们软弱的大祭司。对吗?哦,如果你摸到了他,你怎么知道你摸到了他呢?他必须以过去一样的方式回应。
71

好的,底下队列里有多少人跟我是陌生人?请举手;你知道我不认识你。我相信我能看到每只手。底下有多少人跟我是陌生人,我不认识你?请举手。

呐,你们很多人病了。如果我们的主耶稣……今晚我们来看一节经文。如果我们的主耶稣来这里,穿着他赐给我的这套衣服。你会上到这里来,说:“主耶稣,你愿意医治我吗?”
你知道他会说什么吗?你知道吗?他会说:“我的孩子,我已经做了这事。”多少人知道这点?
如果你是罪人,如果你说:“主啊,你愿意救我吗?”他已经做了这事;你只需要接受。他为我们的过犯受害,因他受的鞭伤我们得了医治[赛53:5]。对吗?那是过去时。但如果你想要知道……
72

如果一个人穿着白色的长袍坐在这里,头发像这样垂下来,怎么样?他可能不像那样。那只是艺术家画的画;他可能看上去跟那个完全不一样。但如果他站在这里,手上有钉痕,额头上有疤痕,坐在这里,说他是主耶稣,怎么样?你知道,我马上就会告诉你他错了。绝对没错。当耶稣来时,时间就没有了。是的。那不可能是主耶稣。

但是,如果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他怎么能在这里呢?以圣灵的样式,他使我们成圣了,进入我们里面,藉着我们做他的工作,因为我们是他的代理人。“我所做的事,你们也要做。”对吗?呐,他可能宣告自己……他会怎么宣告自己,让人知道他是一样的耶稣呢?因为那会……他会……他能做他钉十字架前所做的同样的事。那是……他做父显给他看的事。
这里有谁以前从未参加过一场聚会?请举手。从未参加过一场聚会的?哦,神祝福你,我们很高兴今晚你在其中。
73

呐,你们底下的,只要抬头看天,说:“主啊,这人不认识我,我知道他不认识,但我病了。现在让我看看他今晚传讲的那信息:’所多玛的日子怎样……’”

那位天使上那里去,靠着亚伯拉罕坐下,三位,两位天使和神。多少人知道那是神?亚伯拉罕说那是神,称他以罗欣、主神。他应该知道;他是那个跟神说话的人。以罗欣衣服上沾着尘土坐在那里,说……另外两个传道人下去所多玛后,一位跟亚伯拉罕留在一起。记住,他是个陌生人。
他说:“亚伯拉罕,你妻子撒拉在哪里?”
他怎么知道亚伯拉罕结了婚呢?怎么知道他有个妻子,他名叫亚伯拉罕,妻子名叫撒拉呢?圣经说撒拉在他后面的帐棚里。
他说:“我要照着生命的时间造访你。”像他应许的那样。撒拉在帐棚里暗笑。
天使说:“撒拉为什么笑了?”
74

对吗?那是什么样的心灵感应?呐,耶稣说在整个世界像所多玛和蛾摩拉一样燃烧之前,同样的事要发生,火要从天降下。他说同样的事、同样的工作要发生。

呐,注意,马丁·路德是改教中的第一个。他传讲了称义,伸展广阔。接着来了卫斯理;火柱移动了。卫斯理……路德不能移动,因为他组织起来了。火柱出去了;卫斯理跟随火柱,成圣,恩典的第二步工作。他建了一个大教会,当时拯救了世界,卫斯理的复兴。是什么?卫理公会信徒吗?你建立了一个组织,用句号结束你的教义。“我们相信这个,没有别的了。”
75

圣灵又开始走出去,五旬节派看到火柱是圣灵洗和恩赐的恢复。卫理公会不能从那里移动,还有神的会、天路圣洁派、拿撒勒派,他们不能动。他们已经安顿在成圣上。但现在圣灵的洗来了,五旬节派看见了。

你知道葛培理那天怎么说吗?“五旬节派教会是今天世界上增长最快的教会。”是的。
天主教会的《主日访客》说,最近一年(或是前年),五旬节派登记了一百五十万悔改信主的,超过了世上任何其他教会。为什么?甚至不知道ABC的人传讲福音和神的大能,是的。神应许了。
76

呐,注意,我们组织得这么厉害等等。“我们只要有这个。主是骑白马来,不是驾白云,”等等,直到圣灵继续从那里拽出来(是的。),出去,带领教会,不是进入春雨或什么的,他已经在春雨中。他正在把教会连结起来,就像埃及的大金字塔。压顶石从来没有被放在金字塔顶上,因为它被弃绝了。是的。建筑物的房角石被弃绝了。那是什么?教会……每块石头都必须堆起来,成形,就跟那压顶石一样,当它来临时,就会形成整个金字塔——基督的身体。

呐,神的灵今天在教会里,就跟它在基督耶稣里的时候一样。耶稣在《约翰福音》5章19节说:“我不能做什么,惟有父显给我看。父做事,我如今也做事。”
呐,如果他今晚来了,在底下,在这里行同样的事,多少人会相信他是神复活的儿子,守望者在塔楼上,显明他再来的神迹和奇事。
77

到这里来,先生。呐,这是一个男人。他刚举手表明他和我是陌生人。我一生从未见过这人,直到我看到他刚才坐在那里,他起来,上来。我不认识他,我从未见过他。我不知道他在这里的目的;我对他一无所知。呐,如果我能过来,按手在他身上,说,我说:“先生,你病了吗?”

“是的,先生。”
也许他病了,也许他没病,我不知道。但比如说他病了,我按手在他身上,说:“耶稣基督使你痊愈了。平安地去吧。”
他可以那样相信。那是经文:“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呐,那是罗伯茨弟兄为人祷告的方式。是吗?
78

呐,有人对我说:“罗伯茨弟兄为五百个人祷告,而你只为五十个人祷告。”

我知道,我不是奥洛·罗伯茨。奥洛·罗伯茨也不是我。瞧?我们俩有不同的事工。神把它合在一起,使我们成为基督完整的身体。瞧?罗伯茨弟兄是个属神的人,他为病人祷告。其他的弟兄也是;他们都是属神的人,他们有不同的方式为病人祷告。但这是主赐给我的方式。
呐,他告诉我为病人祷告,只是为他们祷告,按手在他们身上。但他说:“这些迹象……这些迹象要赐给你。那将是使人相信的东西。”
呐,如果我在传讲真理,迹象是圣经应许末日的迹象(大家都知道这点)。呐,我已经讲过了,传讲了,谈过了;你们听过了。现在它会运行吗?是那样的。如果它运行,它们是……其它任何事都必运行。当圣灵临到时,它为你做事吗?你相信那是圣灵的应许吗?你得到了吗?是的。它运行得很好。瞧?神持守每个应许。现在他持守这个应许:“所多玛的日子怎样。我所做的事,你们也要做。”
79

呐,这是一个我从未见过的人。我对他一无所知。神知道这是真的。他不认识我,我不认识他。只是他知道我,见过我,但我对你一无所知。

呐,如果圣灵仍是圣灵,我能藉着一个属神的恩赐将自己交给圣灵,只要放松自己。就像你要领受圣灵,说方言等等,你必须放松自己,只要让主接管。呐,如果我能放松自己,他就能进来,对这个人说话,说出他的情况,他就会知道那是事实不是。过去的事,他会知道那对不对。哦,如果神知道过去的事,能说出过去的事,那他肯定就会相信将来是什么,主说将来是什么。瞧?呐,这就使事情成为肯定。
80

呐,如果有人怀疑,欢迎你来这里取代我。瞧?欢迎你。

呐,如果神没有给我那个应许,我不会无缘无故那样说。一次在全世界五十万人面前,我见到了他,他从未在巫医和别的东西面前失败过。我知道他是神,因此,我有信心。
81

呐,如果圣灵藉着我说话,对这人说一件事,那会使你们都相信,你们都相信他是圣灵吗?

天父,我晓得我就跟这麦克风一样是哑的。这麦克风自己不会说话,但它被造是为了传送我的声音。主啊,使我此时来传送你的声音,你要说的声音。我不认识这人,他不认识我。但你知道他,你知道我。主啊,你藉着一个属神的恩赐造我,这恩赐是创世以前预定的,这个事工要在这个日子,就像所有的事工都为此被预定一样。神在教会设立使徒、先知、教师、牧师、传福音的等等。神做那事;那是他预定的恩赐。
父啊,我祈求你让会众明白。在我再回到这城市之前,如果你来,或者许多人去世,父神啊,那日就没有借口了。现在我谈到了你。主啊,求你说话,我已经传讲了真理。我将自己连同这会众交托给你,把这里的每个灵置于我的控制下,奉耶稣基督的名,阿们!
82

现在只要敬畏。不要疑惑,当凡事相信。只要一句话,因为我一直在讲道。我不打算这样做;我要为病人祷告。但当我看到一群以前从未参加过聚会的人,我想如果我那样做,会是一件好事。

我跟你交谈,像我们的主在井边跟妇人交谈一样。父打发他去那里;他知道他上那里去,但他不知道要做什么。妇人出来,于是他开始跟妇人交谈。当他接触到妇人的灵,他看到了妇人的问题是什么。现在,如果主耶稣在这里……我的灵不知道你,我不认识你,从未见过你。但如果主耶稣知道你,如果他的灵能接触你,然后使用我说话,他就能说同样的事,就像他在那里对那妇人所做的。不管是什么事。
83

呐,如果主向我揭示你来这里求的事……当然,我们知道你超重了,除这之外的事。瞧?那将是……会使你相信吗?会加给你对神的信心,使你相信吗?会众说会使他们相信。现在,愿主应允。

呐,如果会众仍然能听见我的声音,我看见这人后退了。是的,他有疝气,他有疝气搅扰他。那是真的。你相信吗?呐,我看不见疝气,但是他有疝气。
你说:“你可能是猜的,伯兰罕弟兄。”
等一下,我们看看是不是猜的。我相信。我要专注那个。我看见一处破裂或类似的东西,是疝气,我相信是疝气。你还有心脏病是吗?“是的,先生。”你还有过一次车祸。那是主如此说。你不是本地人。“是的,先生,”你来自称作旧金山的城市。那是主如此说。耶稣基督使你痊愈了,欢喜地回去吧。你的信心救了你,只要你相信。
84

现在要相当敬畏(瞧?),相信。我不责怪你。赞美主!肯定的,神是个敬拜的对象,当然是。我是指留在你的座位上,要有信心。相信,千万别不信。只要全心相信。呐,你们在底下的一些人,祷告,相信。只要低头,心俯伏,而不是头俯伏。

呐,这里这人跟我是陌生人。我相信你在底下举了手,我们彼此是陌生人。我不认识你,从未见过你。神知道你;我不认识你。呐,如果神告诉我你有什么问题,或你做过的事,或你要做的事,或你打算做的事,或你知道我却一无所知的事,那会增加你的信心吗,先生?那会对会众做同样的事吗?好的。
85

呐,这是两个从未见过面的人,以前从未见过面。呐,这就跟西门·彼得来到主耶稣那里一样。他的名字是西门,耶稣说出了他的名字是西门,又说:“你是约拿的儿子。”当耶稣告诉了他,跟他说了,彼得就相信了。呐,主神知道这个人;我不知道。但如果主揭示一件事,他说那会使他相信,拥有信心。你说那会使你相信。现在愿主应允,我谦卑自己。

呐,我宝贵的朋友,我们在神的同在中。我们在这里不是为别的,乃是为了神的荣耀。呐,只要你有信心,不疑惑,相信。是的,你患了某种病,像是直肠瘘管。那是你的病:瘘管。那是你想要得的医治。你有一件奇怪的事,你是个传道人。是的。我看见你……你过去常在这里讲道。但你不……你现在不在这里,你靠近一座叫尤利卡的城,类似这样。是的。你相信神知道你是谁吗?你是霍华德·考尔牧师,主如此说。要有信心。神祝福你。
86

你全心相信吗?只要相信,你所要做的就是这个。要对神有信心,不要疑惑。呐,女士,你瞧,此时看我的手。瞧?

坐在那里的女士患了窦病,被搅扰,也在为一位姐妹祷告,那位姐妹住在公立医院。但你刚才摸到了主的衣裳穗子。女士,你摸到了什么?主的衣裳,大祭司。呐,那些事是真的;如果是,如果你想接受它,请举手。好的。神祝福你。就是这样。瞧,这妇人坐在那里,甚至不在祷告队列里。她做了什么?她摸到了大祭司的衣裳穗子,这就成了。现在要对神有信心。只要坐着,像她那样祷告。
87

呐,你跟我是陌生人。我不认识你;我没法认识你;我们只是两个在地上见面的人,一个男人一个女人,就像在我们主的日子里,他们在撒玛利亚井边遇见那妇人。呐,如果主向我揭示一件事,这事你知道我却不知道,那会使你相信,会吗?好的,愿主应允。

呐,你因某件事相当虚弱:你做过一次手术。那手术是癌症,那是在甲状腺上。那是主如此说。现在全心相信。撒但,我谴责在我姐妹身上的这个疾病,从她身上出来,奉耶稣基督的名。现在去,得痊愈。病都结束了。去,赞美神。
88

你好,年轻女士?我不认识你;我跟你是陌生人,但神知道我们俩。等一下。有人,会堂里有人。刚才有另一个妇人站在这里。瞧?现在保持相当敬畏的心。

哦,在主的同在中奇不奇妙?朋友们,你们能认识到神的道彰显了的事实吗?现在要有信心。是这里的某个人。
呐,又是你,如果我能以某个方式帮助你,我会帮的。但我帮不了你,只有……如果耶稣站在这里,他也帮不了你。你必须对他已经做了的事有信心,因为整个救恩的计划,每个救赎的祝福,都在耶稣死的时候在各各他完成了。你相信吗?你是个基督徒,我能感觉到你的灵,你是个基督徒。但你站在这里不是为了你自己,是为别人。那是你丈夫;他不在这里,他生病在家。他被某个使他残疾的东西搅扰,是关节炎。他有皮肤病。他过去是基督徒,现在倒退了。你有个女儿跟你在一起;她有肾病。你还有家庭的问题。那是主如此说!这是事实,不是吗?你全心相信,这些事会被纠正吗?奉耶稣基督的名,去接受它。阿们!我挑战你相信它是真理。
89

呐,像那样的异象……呐,整个会众……我一场接一场聚会,整个会众好像,好像有点明亮,此时有一道亮光闪在这群会众头上。那是圣灵的同在。瞧?我现在进入了这样的地方。看,你们已经进入了另一个世界,另一度空间,另一个领域。我虚弱,仿佛从今天中午就在讲道一样。是的。我必须停一下,因为你得休息。呐,这是几个……

我们在这里要对这妇人说的话:我们彼此是陌生人,但耶稣知道我们俩。你相信吗?好的,你相信。
90

呐,摩西下埃及去行一件神迹,向百姓显明神差遣了他,那神迹是一个印证,证明他是神的仆人。对吗?他在告诉他们真理,告诉他们如何逃脱那个国家的忿怒。神的忿怒要临到这个国家。逾越节必须成就。呐,摩西下去,去到埃及,行了神吩咐他行的神迹:把杖变成蛇,然后又把它拿起来,用大麻风的手行神迹。所有的以色列人都相信了他,没有一点杂音。瞧?他们相信他。

但不知道当耶稣说了这事要发生,为什么人们今天不相信。他在这里,今晚就在这里。在这件事上,我没有选择;那些事是神所预定的。你们相信吗?肯定的,它们肯定是神所命定的。人自己做不了。“谁能用思虑使自己身量多加一肘呢?”但这不是一条容易的路,这是一条艰难的路:受苦,受的苦不可名状。你不能告诉公众,他们不明白。你无法解释,因为你自己也不知道。你必须往前走,做你的事工,当一切结束时,你就回家。
91

我现在跟你交谈,就像我们的主在井边跟妇人交谈一样,要找出你的病。我要靠着主的恩典找出来。你有肺结核,是的。你还有癌症。你有血液病,医生对此无能为力,那是不能治愈的。没错。我看到一个结实的医生,当他看到那东西时摇头,说:“对此无能为力了。”是的,这样描述他。呐,我怎么知道他所站的病房、实验室呢?瞧?呐,你有很多并发症,你还有其它的毛病。你确实病了。你不是来自本城。是的,你来自一座比这更大的城,那城在这东面。是盐湖城。是的。如果神告诉我你是谁,你从那里一路过来,如果神告诉我你是谁,你会相信我是主的先知吗?你会吗?好的,哈维小姐,你可以回家,得痊愈。耶稣基督使你痊愈了。

92

你信靠主吗?好的,过来。呐,有人认为你可能是在读她的心思。过来,到这里,女士。把手放在我的手上。神必告诉我你有什么病,你相信吗?你的心脏病得医治了。回家去,得痊愈。呐,那又怎么样?

过来,女士。呐,这妇人有同样的病,因为有一道光从这妇人去到那妇人。只管去吧,你也得医治了。耶稣基督使你痊愈了。神祝福你。
上来,不管你在底下是谁,走这边,过来。呐,如果藉着看这边,神会告诉我你的病是什么,你相信我是主的先知吗?后背上的病。上路去吧,欢喜,说:“耶稣使我痊愈了。”全心地相信,对神要有信心。
93

呐,当你早上起来时,你也十分僵硬。你想要祷告的是关节炎。呐,如果你全心地信靠主,明晚你就能跑上那台阶。现在去相信,跑上台阶。全心相信。必须是你相信。

好的,过来,姐妹。你相信神能让我看底下的你,说出这妇人有什么病吗?哦,姐妹,你也会全心相信吗?你会吗?好的,去吧,你的哮喘必离开你。你相信吗?好的。去,全心信靠主耶稣。
94

呐,这妇人来这里,你想要知道她身上有什么病吗?是胃病。去给你拿一块汉堡;神医治你,使你痊愈。要有信心。

神能为你做哮喘灵做不了的事。你相信吗?那么,欢喜地上路去吧,长期的咳嗽……从他身上出来,奉耶稣基督的名。神祝福你。去相信。
如果我告诉你,你走到台阶顶上时就得了医治,你会相信我的话吗?欢喜地去,说:“谢谢你,主啊。”去,得痊愈。全心地相信。
你是个样子非常健康的妇人,但被神经紧张搅扰,那正是你的问题。去吧,现在它结束了。瞧?更年期,只是更年期。
呐,你也相信哮喘病、妇科病和哮喘离开你了吗?欢喜地上路去,说:“谢谢你,主啊。他医治了我。”
95

底下有多少人想要信靠主耶稣基督?多少人相信这是圣灵,我是你的弟兄?圣灵在这里。看到那妇人得医治了吗?你也能得医治。这里有多少信徒?请举手。圣经说:“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请互相按手,把手按在对方身上,为对方祷告。

主耶稣,以你的大能进来。我把这群会众交给你。撒但,你战败了,从这群会众身上出来,离开这群人,奉耶稣基督的名。赞美归给永生的神!